聖誕普祭講話

Ganapatipule (India)

1996-12-25 Christmas Puja Talk: The Mother’s Culture, Ganapatipule, India, DP, 61' Download subtitles: EN,ES,TRView subtitles:
Download video (standard quality): Download video (full quality): View and download on Vimeo: Listen on Soundcloud: Transcribe/Translate oTranscribe


聖誕普祭講話

1996年12月25日 印度格納帕提普蕾

今天我們慶祝耶穌基督的誕生。耶穌基督的誕生是非常象徵性,因為祂是這樣出生的,即使是最窮的窮人也不會出生在馬廄,祂的床是用乾草鋪成的。祂來到這地球,對人們顯示:一位神祗的化身,或是高度進化的靈,是不會為身體的舒適費心。祂的訊息是如此的偉大及深沉,但祂擁有的門徒,卻是對自己必須參加的戰役毫無準備的人。同樣的情形,有時也發生在霎哈嘉瑜伽。祂只有12個門徒,我們同樣有12種類型的霎哈嘉瑜伽士。雖然他們全都試著獻身給基督,但其中一些人都掉進陷阱裡,掉進世俗的願望,或是他們自己的渴望裡。

祂「愛」及「寬恕」的訊息,即使時至今日仍一樣被所有的聖人們、化身們及先知們所宣揚,祂們全部都提到愛和寬恕。如果人們懷疑或覺得這根本行不通,都會要求人們對祂所說的話要有信心。當時的人們都是單純的人,所以,都會遵從祂。其中一些人肯定是非常的好、一些是不成熟的、少數人是心存懷疑的。

基督來到地球為我們預備我們的額輪,儘管祂的一切努力,我們發現這非常困難。遵循基督教的人有最差型的額輪,最差的:極端侵略、極端計畫型、未來派的,所有右脈的麻煩,都在那些宣稱是基督徒的國家發現。

甚至早期的基督徒,稱為Gnostics(諾斯替派,相信神秘直覺說的早期基督教)。「Gna」在梵文意思是「知道」。雖然他們擁有知識,但初學者也會被本應是掌管基督教的人們所打壓及折磨。許多的基督徒被所謂的基督教的牧師及基督教教堂殘殺,而且這仍然持續著。我們發現在西方,這些教堂對人們的心智有著巨大影響力。要不然,他們本應該是有很高智力的人、要不然,他們本應該是分析家、要不然,他們本應該是聰明的。但當去到寺院及教堂、當去到宗教、當去到基督教,我想,他們的腦筋就被塞住了,被某種催眠完全塞住。他們根本不會認為這些人可能在某些方面有非常大的問題。住在義大利時,當我知道後,我震驚於天主教教堂是怎麼運作的,以及這些神職人員在做什麼!各種的醜聞,比我們國家的多更多。捲入金錢、調戲婦女及生小孩,我是說,他們有各種骯髒的惡習。本來應該是神職人員!他們被稱為神父、她們被稱為女修道院院長、她們被稱為修女、他們被稱為弟兄。對我,這真的是一個衝擊,我不知道以基督之名這樣的事發生著。由祂的出生方式,基督試著向我們顯示什麼呢?沒有必要在倫敦的大醫院安排非常舒適盛大的接生,不用。祂樸素的出生方式,應該已經使所有的基督徒極之簡樸,而且一點兒也不金錢取向。為了錢,他們到處去,征服全世界這麼多的人。當你去巴西、或智利、或阿根廷時,你找不到一個當地的土著,而且他們對土著是如此的不仁慈。難以置信,這些人多麼的富侵略性!即使在英國,那兒的新教徒,我在他們之中發現同樣的事。你必須從早到晚不斷的說「謝謝你,謝謝你」,不然你就完了。種族主義!基督是什麼人種?祂是金髮白膚的人嗎?不。祂是白種人嗎?一點也不是。祂是什麼膚色?祂是棕色的,就像印度人。這些西方人的種族主義是從那兒來的?我真的不明白。這跟基督、或是否是真正的基督教,一點關係也沒有。

你到任何地方,都會很驚訝,怎會忠實、單純的人們,都被這些教堂不當利用。他們被利用去投票,為了錢、為了每件事他們被利用。被教堂本身利用到了,做作、造假的賺數十億計的錢這種程度。他們是如此的獨裁、如此的控制、如此的權威,不論他們做了什麼… 教宗是永無過失的,不論他做什麼都是好的。沒有罪惡感、沒有會下地獄的想法、沒把基督放心上,基督不是什麼,只是純潔及純真而已。基督抓住一個人,並且打所有在寺院前賣東西的人,因為神不能被販賣。他們沒有販賣神,他們只是販賣貨物,但祂說的是尊敬寺院,是關於對寺院的尊敬。

另一件基督徒所做的重大事件是,責怪猶太人殺了基督。了不起的人,把所有的過錯推給別人,這是基督徒的專長,即使是現今。去責怪你對別人做了什麼錯事,這非常的普遍,這點你可以在那些自稱是基督徒的國家清楚的看見。他們責怪猶太人,首先,那時候的那些猶太人,後來可能是印度人;好吧,他們不相信輪回;他們的意思是說在那時同樣的猶太人又再次出生了?第三,猶太人從沒殺害基督,絕對沒有。因為是在人群裡,你如何判定呢?是法官裁決及下令的,他是羅馬人。羅馬帝國不想擔殺了祂的這個責任,所以他們說是猶太人殺的。如此,希特勒(Hitler)先生出現了,他真的折磨了他們,那是太過頭了,一般人甚至無法理解他是怎麼信奉天主教的?他怎能在瓦斯室裡殺害小嬰兒?但現在,被折磨了的相同人,也變得非常富侵略性,他們反巴勒斯坦人(Palestinians)。巴勒斯坦人自願的成為回教徒,而回教徒正到處大肆破壞。當你細查歷史,看看基督的一生,你發現的是侵略,從這個到另一個、從那個再到另一個、一個傳遞給另一個、如果有人打了某人耳光,另一人將試著殺了打的人。所以,這種宗教已經製造了分裂,人們打著神的名義、打著宗教的名義彼此殘殺。即使在霎哈嘉瑜伽,你也會很驚訝,我曾看過人們利用我的名義,試著進入一些催眠術的團體;我無法瞭解,利用我的名義、我的相片!所以,小心點,你不應該做這樣的事。利用基督這個神聖的愛的化身之名,他們正做著各種暴力的、仇恨的、欺騙的事,我說的是非常低劣的人,從一人傳遞到另一人,再傳給另一個人。同樣的事發生在霎哈嘉瑜伽裡,如果我告訴某人:「你不再是領導者,換某人當領導者。」那個人立刻就生氣了,他忘記了霎哈嘉瑜伽對他的好,他忘記了。如果我告訴他,領導權應該傳遞給其他人,結束了。接著,他忘記曾為他做過的一切好事,一切霎哈嘉瑜伽為他做過的事,他的生活是因為霎哈嘉瑜伽幫助了他。這個領導權勢進入了人們的腦袋裡,霎哈嘉瑜伽的存在,不是為了從你們之中找出領導者。不,絕對不是!有領導者,只是為了圖個方便,如果他們變得不方便了,我們就應該更換他們,如此而已,就這麼簡單。但我仍然發現權勢這個念頭非常巨大,而且他們開始從左到右的,處處利用它。這是每個國家實際上正在發生的事,已經發生,而且仍然在發生;這是件非常悲哀的事。這將絕對無法帶出我的努力,我的努力是去整合所有的事,而不是分裂,沒有任何一點分裂的機會。唯一的一件事,不論什麼是錯誤的、不論什麼是不神聖的,都必須使你注意到。你看家庭主婦,當她在洗米時,米里摻雜些白色小石頭,我們會挑出來,我們不會把那些小石頭跟米一起煮,會嗎?這樣的小石頭必須挑出來。他們中的一些人就像小石頭,你無法改變他們。Namadeva說過:「他們就像蒼蠅,活著時沾染我們的食物、讓我們覺得噁心,找我們的麻煩。如果我們不小心吃下肚,牠是死了,但還是給我們麻煩。」我應該說,這些全是惡魔(Rakshasas),他們永遠無法瞭解霎哈嘉瑜伽,他們將總是試著給我們找麻煩;但那些已經達到自然而然連結的人必須做什麼呢?他們應該也採用這種方式嗎?我從來沒有為了任何事責備任何人,例如人們說,「母親,他沒有捐過錢給霎哈嘉瑜伽,所以他失去了他的錢財,」我絕不會像那樣說。「他應該捐一些錢,」我從沒要求捐款,我從沒要求金錢,每次我都說:「夠了,不要給,」我從沒向任何人要求任何一分錢,即使當我需要時,因為我知道我沒有這個問題。

從基督的一生,我們必須瞭解,祂沒有任何問題。祂是無所畏懼的,祂知道祂是神的兒子,祂沒有任何問題,祂面對每件事,即使是釘死於十字架上。我想人們喜歡祂被釘死於十字架上,還是怎麼的?他們佩帶十字架;當然它是”萬字(Swastika)”符號的變形,毫無疑問。但祂仍然必須犧牲祂的生命!祂為全體人類犧牲祂的生命,不只是為白人或黑人、棕色人種或藍色,而是為了我們全體,如此,我們才能跨越我們的額輪。我們應該責難的,不是其他人,而是我們自己。我們可以稱那如同我們的十字架,藉此我們可以瞭解身為霎哈嘉瑜伽士所在的程度。  

我被告知,有80-90位霎哈嘉瑜伽士,他們已經來到霎哈嘉瑜伽,卻被某些人催眠了。霎哈嘉瑜伽士怎麼會被催眠呢!有可能嗎?他們必定沒有祈禱,他們必定沒有靜坐。他們是怎麼進入被催眠的狀態呢?現在,他們正要求原諒。我原諒,但這不表示他們會沒事。我們不能再和他們相處,我們不會把壞蘋果跟好的放在一起,會嗎?這樣沒有智慧。他們已經損壞了,應該排除在外,直到我說為止。他們不應該出席任何的集體,不應該到任何的Puja(崇拜),應該讓他們清潔他們自己。雖然腐爛的蘋果不能再變好,但他們可以。他們應該試著瞭解,他們不是霎哈嘉瑜伽士,如果一個霎哈嘉瑜伽士能被催眠,那麼,做霎哈嘉瑜伽有什麼用呢?提升你的靈量(Kundalini)又有什麼用?這代表他們是非常差的霎哈嘉瑜伽士。令人驚訝的,我沒有在西方看過這種現象,非常使人驚訝。西方的霎哈嘉瑜伽士,不論他們是什麼樣的,如果考慮他們那裡好人的數量,我必須說他們是偉大的霎哈嘉瑜伽士。他們已經放棄所謂的基督教,他們已經放棄一切無意義的喝酒、毒品、追逐女人,每件事他們都已經放棄了。我還沒遇過一個又再次喝酒的人,或甚至是再次抽煙的人。

你們的瑜伽之地(Yoga Boomi)是印度,怎麼會在這裡發生催眠事件?還是在馬哈拉斯特拉邦(Maharastra)!我想,一些如惡魔的人總是出生在馬哈拉斯特拉邦,因為他們是如何的折磨每一位聖人!怎麼會?他們是如何被某人慫恿的,聽信某人說些我從沒說過的話,這顯示他們是非常低劣的人。我確信他們必定總是出生在馬哈拉斯特拉邦。今日,他們又再度的出生了。我從來不想在像這樣喜洋洋的耶誕節談這件事。

是的,這是件歡慶的事,因為基督以救世主的身分來到,祂盡可能的為這世界做每一件事。對我們來說,這是好的;但對祂呢?我們給祂什麼呢?同樣的,霎哈嘉瑜伽士不斷的要求:「母親,我們甚至不能見您、我們甚至不能跟您握手、我們甚至不能向您頂禮、我們不能做這個、我們不能做那個,」真令我驚訝!「您必須做這個、您必須做那個,」總是長篇教訓我。

你必須做什麼呢?你必須做的是靜坐,以及相信無所不在的生命能量(Paramchaitanya)是我的力量,而且你已經在你的內在感受到我的力量。你越遠離我,你將會越好。我從不瞭解一些霎哈嘉瑜伽士的這種要求多的天性,他們已經得到了他們的覺醒(Jagruti),這是從來沒有發生過的。如果基督想要,祂會殺了他們,並且活得很好。但我想祂必定極其厭倦,到處都是愚蠢。

所以在這個時候,我們必須瞭解這樣一位偉大的化身來到地球上。當然,祂不能給予自覺,想像一下要釘死祂的人們,祂如何給自覺?假設某人帶著匕首來刺我,我能給他們自覺嗎?還好,沒人聽他們的、沒人想過他們的任何事。但你們不是,你們已經得到你們的自覺,你們是重生的人了,你們是偉大的人。你的潛力存在著,而不去利用它,你在做什麼?有多少人真正的專注于霎哈嘉瑜伽?反省看看。他們有他們自己的生意、他們有他們自己的這個事,有多少人真正的專注于霎哈嘉瑜伽?基督只有12個門徒,除了1、2個之外,他們全部奉獻;沒得到自覺的、完全奉獻他們自己給基督教的工作,然後它傳揚開了。因為他們對整個事沒有太多想法,基督徒做的只是轉變毫無用處的人。我會說,如果他們沒有對基督的誕生給以公正的評價,是可以理解的。但相對於你們這些重生的、已經得到真我的知識、你們配備了全部的力量、並與這全部的力量連結,你可以稱這力量為神聖的愛。你所有的力量都能被使用、可以被瞭解,它像某種能動的機器,已經啟動了,少數的輪子正在轉動,但還有許許多多的輪子、那麼多你能做的事。我無法責備基督徒愚蠢,畢竟他們從沒有得到他們的自覺,只有一些教士拿些水,放在他們的頭上施行洗禮,就結束了。但你們這些人呢?我活著是因為你們。因為我想看見你們成熟,這是母親的想法。有許多人已經成熟了,我不是指他們;但仍然有許多人必須成熟。並不是說你應該要能發表大演講、或寫書、或什麼的,而是在你內在,你應該成熟,你自己的人格應該花開成愛的及神的芬芳。我會說,這就是我與基督之間的不同處。祂說:「Baba,我已經受夠了。不,不,不再跟愚蠢的人一起,」不是我。我知道這個世界是怎樣的、我知道這個世界發生了什麼事。今日的世界是更糟糕的,因為首先,所有的領導者彼此爭鬥。所有的政治人物都嚴重腐敗,在腐敗上競爭,沒人具備事實真相及誠實的意識,每一個都捲入廣告、報紙、媒體、這個、那個裡,這是當今最腐敗的勢力。因為這樣的背景,我知道到西元2000年霎哈嘉瑜伽將在這個世界一躍而出,成為某件非常偉大的事〔全場鼓掌〕—-你們不讓我把話說完—-如果你們變成真正的霎哈嘉瑜伽士,你們全部、全部在我眼前,在這裡出席的人,即使只是現場這樣的人數,如果轉變成真正的霎哈嘉瑜伽士的話。如果我不能親自見你,這沒什麼關係、如果我不能到你的所在,這也沒什麼關係、這一點關係也沒有,任何事都沒有關係。基督的門徒工作得如同祂不曾存在過,所以,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們是負責解放這個世界、整合這個世界,為人們帶來和平、喜悅和快樂的人。

剛才當我來時,人們展開披肩。這使我想起基督,當祂來時,人們帶來棕櫚葉企盼祂,為祂攤開自己的披肩在地上讓祂走,結果祂走到那裡了?走到絞架、祂走到十字架、走向祂的死亡。當你展現你對我的愛時,你必須知道,你必須愛霎哈嘉瑜伽的整個工作。這不是一些跟我有個人的關係就能成就的。所有這些在基督教勢力下的西方國家將下降,你會看到。他們已經正在走下坡,因為沒有道德。會有不景氣、各式各樣的問題、他們的小孩是任性的,他們喝酒、抽煙、做盡各種事,甚至他們對我們的影響是腐敗我們。違反基督的活動!從頭至尾,你發現它什麼也不是,只是反基督的活動。誰是反基督者呢?他們描述他是反基督者、那個人是反基督者。事情不是這樣的,而是我們內在有個反基督者,接受所有這些違反基督的純淨及愛的事。

所以,首先在你們自己當中……你要去那裡?坐下來!你必須教導你的小孩一些禮貌。這女孩向下沉淪,是因為你疏忽了小孩,父親在那裡?我不明白怎麼能讓一個孩子那樣。去管教你的孩子是很重要的。基督說:「愛你的鄰居,如同愛你自己。」在西方,如果你有鄰居,你會遇到這些事:他將試著找出你去那裡、在做什麼,他會用望遠鏡看。如果你製造任何噪音,你就完了。甚至如果你唱歌,你也完了。印度在這方面比較好,我們沒有噪音的困擾,我們沒有。印度人可以在噪音中生活。想找出為什麼印度人如此適應噪音,他們不介意噪音。我已經找出理由是:在西方,人們處於壓力之下緊繃著,這就是為什麼他們不能忍受。但在印度,人們不知道壓力、緊繃是什麼;我不知道為什麼,但還沒發展到那種程度,這種疾病還沒有出現。西方人這麼的害怕噪音,可能是這個原因。人們從村莊來這兒,他們睡在車站,沒發生什麼事,火車來了又走,睡得很好。想像一下在西方..….謝謝神!在義大利我們的鄰居有遠一點;但在英國,因為我們偉大的鄰居們,我們的精舍(ashrams)必要不斷的從一個地方搬到另一個地方、從這裡逃到那裡。其中一個鄰居叫和平先生,我不知道誰幫他取的名字〔全場大笑〕,這樣的矛盾在生活裡、如此可怕的矛盾。我不知道,他們將如何學習愛他們的鄰居;但印度人可以,不知怎麼的,他們沒有這個問題,不多;有時,他們有這個問題,但不太多。然而,假設,如果有音樂。所有的鄰居都會加入,帶茶來、帶這個來,他們會一起享受音樂。但我想西方的集體是那麼的小,我不能明白他們如何自稱是基督徒,只是打扮好,去教堂而已。而我們的市長為此跟我說了15分鐘,我們幾乎坐不住,開始看起手錶,整整15分鐘!半小時後,我們跑出那個牢籠。「那麼,這些人是如何跟您一起坐上幾個小時的呢?」我說,「我必定是催眠了他們。」〔全場大笑〕我是說,他們不是那麼集體,除非他們喝酒了,不然他們無法集體、除非他們喝醉了,他們不會彼此交談、他們總是疲倦的,他們本該是基督徒。他們總是如此疲倦,不管你在影片裡或任何地方看到他們,他們總是在打呵欠;出了什麼事?是年輕人!總是想、想、想,這來自額輪、來自反基督的活動。違反基督的活動:想、想、想,明天我們應該做什麼、有什麼事要做,諸如此類的。我們仍然必須希望,這種宗教會結束。所有這樣的宗教必須結束、必須現在消失,太多了,我們不能支持它們。它們滿是違反宗教的性質,你根本無法忍受它們。回教、印度教、基督教、錫克教、佛教、耆那教、所有的主義,最好是一個接一個的結束。

基督屬於什麼宗教?我不知道。你們全部屬於一個宗教,稱為霎哈嘉(Sahaj),是普世的宗教、是純粹的宗教、生來就在你的內在。你不屬於其他任何宗教,因為那裡面沒有宗教存在。所以,我希望到2000年時,所有這些宗教從地球消失。他們全部做著無謂的鬥爭、沒理由的互相殘殺。他們想要、他們想要爭鬥,他們喜歡鬥爭。為什麼責怪可蘭經、為什麼責備聖經、為什麼責難基督、為什麼責備任何人?他們想要爭鬥,他們有分裂的天性,他們想要有分開的國家、分開的社區、分開的這個。一旦你開始分隔,你就絕對地違反基督。在霎哈嘉瑜伽裡,我也是說:你們是一個認同、你們不是分開的國家、分開的組織、分開的這個……這些在我自己的想法裡不存在,不存在!我從沒想過。我們全是同一位父親、同一位母親的小孩,我們無權想我們要分開。即使現在,我已經看到小團體很容易形成。怎麼會?小團體形成是……小團體形成,就像我發現馬哈拉斯特拉邦人坐在一起。(一小段印度文。)再來,我們有北印度人的群體。我告訴你,不知怎麼的,由於性格,印度人是相當分離主義的,北印度人也有分開、分裂的念頭。「您必須來Indore,」為什麼?它不是印度的一部份嗎?他們不能來德里(Delhi)嗎?「您必須要來Kanpur、您必須要來Allahabad、您必須要來Indore、您必須去到每一個村莊、每一個地方,」為什麼?今日你出生在德里,將來你將出生在某些可怕的地方。再來又,「這個地方是我的,您必須來我的房子。」這又是另一個頭痛,「您必須來我的房子。」我的、我的、我的、我的!一旦你開始這樣想,你就完了,你不再屬於基督,不再是。這是一個非常普遍的劇碼,即使是今日。現在,如果你看看你周圍,必定是從你自己國家來的人。只要看看你自己的四周,你跟另一個國家的人坐嗎?誰是其他人?在霎哈嘉裡,誰是其他人?我們全部是一體的。如果你真的愛我及基督,這個一體,我們必須學習。

這種小團體觀念及一切這種事,現在在霎哈嘉瑜伽士裡必須終止,必須結束!我們全部是同一個認同、我們全部是同一個生命體、我們全部是同一個有機體,我們不能說我們是分開的。這只手可以從這個身體分開嗎?能單獨存在嗎?一旦你開始放棄分裂,你將會驚訝!你將享有真正的歡樂。但一旦你有這一切「我的、我的」的想法,你甚至無法享受霎哈嘉瑜伽、無法享受其他任何人,我的妻子、我的孩子、我的房子、這個、那個。你的內在必須有這種醒悟:我不屬於這個國家。許多女孩及男孩寫,「我們希望和印度人結婚,我們希望有個印度婚姻,」只是女人結婚的年齡是35歲而已。現在,我要在印度的那裡幫她找個丈夫?還必須是某些寡婦、或某人、必須有個印度婚姻,你能相信嗎!這樣的人是不可能幫他們配對的。我給你選擇權;好,選擇吧。我也有選擇權,我不能幫你配對,這是我的選擇。你有自由說你想嫁(娶)那裡的人; 好吧,就去嫁娶。但就我所關心的,我不能那樣幫你配婚,你必須結不論在哪裡對你而言是合適的人。許多印度女孩嫁印度男孩,受了很多苦,如此的多!你無法相信。(一小段印度文,)不在霎哈嘉瑜伽裡,再也不;我們不能夠再安排,即使是一個,印度斯坦人和印度斯坦人的婚姻。不可能,這不是神的願望。為什麼你不在自己的社區附近找,同樣的事。至於在印度這是很挑剔的。就像,當我女兒出嫁時,他們說:「不,他不是Srivastava。」如果他也是一個Srivastava,「他不是跟你一樣的Srivastava。」即使如果他是同樣的Srivastava,「他的這個事是不同的。」我的意思是說,這種事走偏太遠了,因為我有我的長輩與我同住,他們跟著我。我說:「不論是不是Srivastava,我都要讓他們結婚,結束就這樣。」我的丈夫同意。我孫子也這樣處理。如果你得到Srivastava,非常好;否則,就忘了它吧!馬哈拉斯特拉邦人也是一樣。馬哈拉斯特拉邦人已經變成基督徒了,也是同一個樣,你會很驚訝,是基督徒!現在他們說我們是dalit基督徒,意思是,他們是從較低的種姓轉換到基督教;現在一個新的種姓已經出現了。一旦你變成了基督徒,你的種姓是什麼?你是基督徒,不是種姓。有dalits的及更高階的基督徒,他們將不會與dalit階層結婚,dalit階層也不會與更高階的聯姻。基督徒本該仿效基督,規律的去教堂;精心打扮後才去,即使如果他們沒有合適的衣服,他們必須像英國人那般穿著,借衣服穿去教堂。因為根據印度的基督徒,基督是出生在英國。真的,你無法相信!除非你穿整套衣服跟領帶,你不能去教堂。你能想像任何人穿著dhoti(腰布)去教堂?不可能的情況。甚至在我那個年代……謝謝神,我沒嫁給一個基督徒,但我自己的姊妹們,她們都被迫穿英式衣服結婚,而不是穿紗麗,你能想像結婚時穿的衣服嗎?我們,印度婦女結婚不能不穿紗麗,但她們被迫,許多婦女用英國人的方式結婚。現在,我很驚訝,甚至日本的基督徒也到澳洲,像英國新娘那樣穿著、結婚,因為她們是基督徒。那樣顯示他們相信基督是出生在英國,或是什麼?實際上,對基督徒而言,沒有必要擔心任何穿著,所有這些胡鬧來自西方,你必須打扮得像這樣、在這兒你必須用湯匙、在那兒用叉子。基督用湯匙及叉子吃飯嗎?祂是在馬廄出生的。甚至不可能瞭解這些是基督徒的人,這麼的擔心湯匙及叉子,他們來你的房子晚餐,會翻起盤子看你是從那家公司買來的,這非常重要。這樣愚蠢的人,他們自稱是基督徒!基督是在馬廄出生的,他們卻如此挑剔無意義的事情。

我們必須瞭解基督出生的偉大之處,它顯示出祂出生時,是跟綁在那兒的母牛一起,小牛也在那裡,是出生在馬廄。不止是國外的基督徒,還有印度人也是,同樣的你都可以很快的分辨出一位元基督徒,在星期日早上,看看他們就行了。我父親反對這種衣著方式,他習慣穿kurta。因為基督穿kurta,祂不是穿西裝,祂有嗎?他們是如此膚淺,無法從他們身上學到任何東西。……如此愚蠢的人,我告訴你。而印度人卻從左到右的處處仿效他們,我無法瞭解。他們是違反基督的,在這點上不要仿效他們。印度人至少有某種尊嚴的意識;如果你有的話,為什麼你在這麼熱的5月天穿西裝?我們是霎哈嘉瑜伽士,我們必須穿普通人穿的普通衣服。除了Param Chaitanya(無所不在的生命能量)之外,我們要令誰印象深刻呢?他們是極之膚淺、極端地拘泥,尤其是對於他們的穿著、及要怎樣生活,真的很可怕。我已經見識過這個,就是這個理由,我想我應該警告你,不要接受違反基督的文化。在每一方面,絕對的違反基督;在每一方面,他們都徹頭徹尾的侮辱基督。你們不應該再侮辱基督,簡單的過你的生活。關於我身上的紗麗,他們逼我穿的,對我而言像大袋子,怎麼辦呢?昨天他們也逼我、今天又逼我。他們說,我本來就應該這樣穿,因為我是太初之母(Adi Shakti),本來就該這樣。如果我是基督,我會比較好過,祂比我自由多了〔全場大笑〕。

因為所有這一切,我們必須做什麼?又是什麼地位?基督的訊息是什麼?就是你發展你的靈性、你的神性,由此,你知道什麼是霎哈嘉瑜伽士的尊嚴。我應該說,祂是你最年長的哥哥。你應該跟隨祂的生活型態。絕對不要害怕任何事、不要擔心任何工作,不要。別擔心任何的生意、任何事,絕對不受所有這一切約束。我們有這麼多實例,祂生命的美好例子。但當我們看著基督徒時,我們試著對照他們,當作基督生命的一個表現,這就是我們犯錯的地方。他們絲毫不是為了基督、他們絕不是跟隨基督。身為霎哈嘉瑜伽士,我們有不同的文化。我們的文化,是尊重道德的、我們有自尊、我們有我們自己的人格、我們是無畏的、我們不說謊、我們不欺騙,而且我們絕不會被催眠。因此,我們可以把它叫做母親的文化,這是不以任何方式炫耀,或以任何方式採取虛假的事。一旦你明白,你現在身在母親的文化裡,整個事情將改變、整個概念將改變、整個想法將改變。

現在,他們強迫我穿;所以,好吧,我就穿。你們想要我穿;好吧,我穿。但通常,如果讓我來選要穿什麼,你知道的……。如果你們想送我禮物,就給吧。我從沒要求你們送禮,沒有。把禮物強送給我;好,為了讓你們喜悅,你們就送吧,不然怎麼辦呢?但有件事我必須要求這些馬哈拉斯特拉邦人,不要再送我任何的,再說一次,不要再送我你們所謂的Oty,我的Oty已經太多了,絕對不要再有人送我Oty。如果某人結婚、某人有小孩、某人有什麼事,他們都會送Oty。沒有需要送我任何的Oty,你可以到寺廟,送出你的Oty,它會被賣者以及是pujaris的婆羅門這兩者之間,一再的被賣出、再賣出,以賺取金錢。所以,不要再有Oty,任何人無論如何都不要再送我Oty了。

在耶誕節,我必須說一件事,「我們給了基督什麼?」第2個問題,這是非常重要的,「我們將要給母親什麼?」我不要你的任何東西,不要。我完全滿足於我自己。我要的是你必須奉獻你自己給霎哈嘉瑜伽、給真理及給愛,這樣我將會非常快樂。還有,不要說話說得像基督所稱的「喃喃不休的靈魂,」在這裡說話、那裡說話,這樣我全部不喜歡,我不喜歡,不要做。如果你喜歡這樣,你將會掉落,掉非常的深。這是最後的審判,要不你到天堂,要不你到地獄,已經是這樣運作了!現在,讓我們看看,你在那一頭呢?身為你的母親,我必須一次又一次的告訴你、改正你、提醒你,這是最後的審判,請不要再接受任何違反基督的活動。不論你正在做什麼不好的事,你都能在你自己的內在判斷,為此最好的事是奉獻你自己給霎哈嘉瑜伽,但不要從霎哈嘉瑜伽賺錢,不要利用霎哈嘉瑜伽發表政見,而是使霎哈嘉瑜伽像顆大的、巨大的樹,這將會成就的。我知道,這將會成就,你有這個潛力,這就是為什麼你在這裡。

願神祝福你們!

They believe in the most expensive sari: You see My condi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