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夜節普祭—第六天

Campus, Cabella Ligure (Italy)

Feedback
Share

九夜節普祭—第六天

1997年10月5日 義大利.卡貝拉

今天是Navratri的第6天。已經有很多為各種不同目的的女神化身。當偉大的聖人們自己內省時,他們禮拜母親(the mother),他們發現祂為我們所做的事。前些日子,我告訴你們,正法(the Dharma)是人類與生俱來最根本的本質,共有10個,已經建立在我們的內在。但是我們偏離、背棄了正法,所有的問題因而產生。因為脫離正法,不是人類的一個特質。女神本身已經為我們做了許多事情,早已存在我們的內在;雖然,我們沒有知覺到祂。例如,「Ya Devi sarva bhuteshu,」即所有那些禰已創造的,指的是大部份在人類裡的創造。禰化為什麼呢?禰以什麼存在於人類的裡面?現在,只要反省,「自己內在有沒有這些特質?」因為這些特質是女神賜給你的,你內在的女神(Shakti)。像,「Ya Devi sarva bhuteshu Shanti rupena Samstithan,」這是非常重要的,即禰以平靜存在於人類的內在。你有找到過那些內在及外在都平靜的人類嗎?非常困難。但女神已經把祂賜給你,女神已經賜給你平靜了,那是你必須去達到的。

現在,所有的問題出現,是因為你的人類正法已經墮落;因此,這個女神已經賜給你的平靜,你必須透過你的升進、透過靈量覺醒(Kundalini awakening)來達到。你很激動,好吧;或者你想報復,你想傷害其他人,你想找別人麻煩;有時候,你是享受這麼做的。甚至身為霎哈嘉瑜伽士,人們還是享受傷害他人,找別人麻煩。所以,第二個女神說的是「Ya Devi Sarvabhuteshu Vritti rupena samsthitah.」。Vritti,是愛的特質。人類已經被賦予愛的特質,但祂不見了,因為人類有的第一個荒謬事是嫉妒。現在,假設我給某人某樣禮物,給另一個人另一樣。即使在霎哈嘉瑜伽裡,他們感到嫉妒;非常令人驚訝!你怎麼會呢?當女神已經給了你愛的特質之後?關於這點,非常、非常常見的胡扯是,「人類是非常善妒的。」但身為霎哈嘉瑜伽士,你不應該嫉妒,因為那個女神已經賜給你的特質是愛,這個特質應該彰顯出來。但相反的,你卻非常嫉妒,這意思是,你還不是一個受Shri Mataji祝福的霎哈嘉瑜伽士。不,如果你是受到祝福的,那麼你無論如何都不會嫉妒。這個嫉妒,有時會走到這種程度;例如,我們來自卡貝拉(Cabella),而你來自Albela,結束。這二個地方如此的近,就像二個鼻孔在一起;但這樣也會有嫉妒,嫉妒「為什麼母親不來我的國家,如果禰可以去到那個國家?」

所以,嫉妒會產生也來自於無知:「這是我的、這個是我的、這是你的,」嫉妒開始於這種可笑的態度,同時我們也不明白,女神已經給了我們愛的力量、極大的愛的力量。不吉祥的力量,無法成為我們的,而是愛某人的吉祥正法力量,意思是沒有任何的欲望及貪婪,沒有任何嫉妒。但人類的心思自行發展得如此的狡猾,它是自豪的,它可以嫉妒人。出於忌妒,貪婪便跟著來,如同我告訴過你的。這是事實,因為你感到嫉妒,所以你想買相同的東西;那你必須跟其他人競爭。如果某人得到一個比你更好的工作,那麼,你必須競爭。這些事情全都是毀滅性的,但女神的力量是建設性的,祂給你的所有力量,都是絕對建設性的。聖人們曾經說過,「Ya Devi Sarvabhuteshu Shama rupena samsthitah.」Shama,是你所說的原諒,打從心裡原諒。好吧,某人曾經殘酷的對待你,對你很惡劣,剝削你,找你麻煩;但是你擁有力量、極大的力量去原諒,我們有使用這個力量去原諒嗎?再來,為了讓你放鬆,女神做了什麼?祂賜給你睡眠,「Ya Devi Sarvabhuteshu Nidra rupena samsthitah.」當你累了,卻睡不著,祂使你睡覺,祂讓你放鬆。所以,祂是放鬆的力量,因為祂透過副交感神經系統運作。交感神經系統能刺激你,能抑制你。但副交感神經系統使你放鬆,緩和你的心臟,讓你的身體休息,你感到全然地放鬆,如同睡在自己母親的膝上。有很多人無法入睡,因為他們老想著他們必須完成的事情。如果你無法入睡,那麼你有些錯誤。當你無法入睡,我也不能入睡。不論集體地發生什麼事,同時也作用在我身上。你犯的任何錯,也作用在我身上;特別是集體地。你無法入睡,因為你正想著沒有價值的事情。若要克服的話,在霎哈嘉瑜伽裡,我們知道我們必須進入無思慮的知覺狀態(thoughtless awareness)。但是當你的自我(ego)正在運作中….【這個小孩非常的干擾。我看他不時的跑來跑去。最好警告他。他是誰的兒子?】你看,在印度,你會發現小孩絕對的保持安靜,為什麼呢?因為,做母親的,擔起訓練小孩的責任。你參加過許多的講座,可曾看過任何小孩跑來跑去的?昨天,他們也全都在這裡跑跳。原因是:做母親的,沒有擔起身為母親的責任,去注意小孩是否恰當的帶大。不論什麼,只要對你、對你的社會及已出生的新生代來說是好的事,即使你已經這麼大了,我還是必須告訴你們。在這個新世代,如果你仍然沒有恰當的、用一般正常的方式舉止,那你如何令其他人印象深刻?所以,母親必須告訴你。

母親放在你裡面最有趣的特質是,「Ya Devi Sarvabhuteshu Bhranti rupena samsthitah.」祂把你放入幻相裡。因為,有時候,孩子們是無法瞭解的,除非他們面對幻相。他們不得不面對幻相。母親允許的,允許你出錯「到一個點」,此時你發現你迷失了。這是非常重要的,就是祂會演戲,這就是他們所說的大幻相(Mahamaya摩訶摩耶)的部份,在每個宗教都討論到這點,即我們會迷失在幻相裡。現在,我們有那些幻相呢?我們有自我(ego)的幻相,男人的自我(ego)是他們好像都非常有力量,他們可以做他們想做的事,而且不會因此受罰。至於女人,她們也以相同的心態舉止。大家不瞭解,這是母親給我們的幻相,好讓我們發現自己正在錯誤裡。因為,如果你告訴某人,「這是錯的,你不要做了,」可是,他們還不夠成熟,他們繼續做錯誤的事。所以,母親說,「繼續,非常好,非常好,非常好的事,」你想跳進海裡,「跳啊。」當你明白了自己是在幻相裡,那麼你才會走回來。否則,沒遇到任何問題,你不會走回來。你們許多人是如此的固執、如此的自我意識,不論人們告訴你什麼,你都不聽。在思想層面,不論我們用什麼方法嘗試使你相信,你都不信;所以,bhranti(幻相)是超越心智的,祂是超越心智的。對頑強的人而言,有時候,祂運作的非常好。現在,當你是在母親的位置,理所當然地,你不想要你的小孩變壞。母親感到有責任,而且祂想,現在孩子們已經跟神取得連結,這個連結不該打斷,孩子們應該永遠受到祝福而且快樂。所有這些特質都在我們內在,從我們幼年期就已建立在我們裡面,但是我們忘記了。一點點的,慢慢的,我們開始失去祂;也許制約是這樣的,也許自我是這樣的,也可能他們忘了自己是已自覺的靈。我正在跟你說話,跟「已自覺的靈」說話;我不是在跟已經迷失了的人,或才剛往霎哈嘉瑜伽而來的人說話。你是用非常和譪、用愛、用眷顧、及用仁慈來養育及教導的,如果你不明白這點,那麼,你走入幻相(bhranti)裡。例如,還有「Ya Devi Sarvabhuteshu lajja rupena samsthitah.」Lajja,我不知道如何描述,祂不是羞怯,祂是對自己身體的一種羞恥心。現在,人們舉辦選美活動,在印度也是,他們舉辦選美活動……【為什麼你在寫字?在寫什麼?不需要記下來,將來會有影帶,好嗎?】Lajja rupena samsthitah意思是,對自己的身體要有羞恥心,特別是女人。還是小孩子時,你看到,女人是非常害羞的;看看小女孩,她們是非常害羞的。漸漸的,害羞不見了。但在剛開始時,她們甚至對我感到害羞。她們來到我面前,會低著頭,甚至不會說Namaste(“敬禮”之意,見面雙手合十),非常甜美。而且她們不喜歡人們穿可笑的衣服,我記得我的孫女,有一次她看見一本雜誌,上面有位穿泳裝的女士。她說,「你在做什麼?最好穿上你的衣服;不然,我奶奶來了,會重重打你。」她對雜誌上的那位女士這樣說。後來,她打開雜誌,看見一位男士穿著一件小短褲—-我不知道他們為什麼這樣做—-接著,她說,「這個人似乎是絕對無恥的人。現在,他將要倒大楣了,」然後,她合上雜誌,告訴女僕,「燒了這個,燒掉這本雜誌,我不想看了。」這樣的小女孩,她知道這樣是錯的。但現今,我們卻開始賣弄我們的身體;有時侯,我覺得所有的設計師會死亡或破產,因為如今人們穿著這麼少的布料。沒有空間讓藝術家展現他的工作或展示他的藝術,讓他好好的為你打扮。在日本,我問他們「為什麼……」—-這是好久以前了,現在日本就像美國,但在那時候—-我問,「為什麼你們穿這些衣服,這和服(kimonos)縫製得如此好,非常昂貴,而且需要花費時間去穿著?」他們說,「您看,如果神創造出如此美麗的身體,那是神的藝術;而我們必須用我們的藝術去裝飾它,我們所做的是用我們的藝術去裝點它。」我真的喜歡它。因為在印度,也是這樣的,如果有位女士必須穿一件紗麗,紗麗被製造得非常精巧、非常美麗,只為了點綴她的身體,只為了尊敬身體。但這點似乎已經不見了,受了美國的影響,我應該說。他們是沒頭腦的人,絕對的愚笨,從他們身上沒什麼好學的。只有200年歷史的人,我們卻開始以他們的方式舉止行為,我們甚至沒看見他們的國家發生了什麼事?他們是怎樣的人?他們怎樣生活?他們的想法是什麼?他們的生命目標是什麼?每一個假導師都剝削他們,因為他們沒頭腦;如果他們有頭腦,就絕不會接受假導師。他們有腦筋去使用電腦,或操作電視、機械等;但就他們自己的身體而言,他們不知道如何管理。

在印度,人們舉辦選美比賽,許多明理人反對它,因為它像在出售你的身體賺錢。選美跟賣淫,這二者有什麼差別?如果你出售你的身體而賺錢,那麼,那就是賣淫。你不應該出售你的身體,那不是女神為你做的。你應該裝扮合宜,有各種不同的場合存在,你必須依那些場合穿著。前些天,我送一件非常好的紗麗—-我們稱它為「……」—-給一位女士,當做禮物。我們有個新書的發表會,這位女士也在場。我說,「為什麼你沒穿你的『……』?」她說,「什麼!這又不是婚禮,這場合我怎麼能穿『……』,必須是婚禮才行。它非常的漂亮,在婚禮上我會穿。」有各式各樣的節慶場合及地點,例如,在印度,丈夫和妻子去廟裡,或去禮拜神像,或做任何事;那麼他們會穿上一切必要的,畢竟是去面對女神。想像一下,人們為這個節慶來到這裡,卻穿著—-我不知道他們怎麼稱呼它,像黃麻、黃麻布—-像個嬉皮,我會發生什麼事呢?我會消失在稀薄的空氣裡,我告訴你。所以,我們必須尊敬身體,這是祂說的第一個,「Lajja rupena samsthitah(對自己的身體有羞恥心)。」你可能會說,「有些人在河裡洗澡,還有這個、那個….,」找理由辯解;但是,你是聖人,你是已自覺的靈,你不必去看那些還沒得到自覺的、以及行為不端的人,你必須做聖人應該做的事。

女神已經給了你這麼多的特質。另一個是「Shuddha rupena samsthitah,」祂是給我們饑餓的那一位,我們必須吃東西。現今,有個要變瘦的潮流,或隨你怎麼稱呼。你知道已經有許多的疾病,像:厭食、這樣的事、那樣的事,因為女人想吃少一點。你可以改變你吃的東西。但是只照顧自己的身體(身材),並不是生命的目標。身體不是唯一重要的事情,重要的是你的靈性。祂是給你靈量(kundalini)的那位,祂是給你一個方法讓你得以升進的那位。但是人們卻老在擔心自己的身體(身材),這是我無法瞭解的事;尤其是女人,她們是力量(shakti)。另一點是,人們跟隨流行。流行是瘋狂的。當我年輕時,我習慣穿的上衣,袖長只像這樣(接近手肘)。但是,在印度,也開始有了流行潮流,他們曾經加長袖子的長度;再來,縮短袖子的長度;然後,有一些短到這裡(無袖)。我想這是什麼樣的胡鬧?為什麼這樣浪費錢?你有個既定的設計,而且是傳統流傳下來的,你應該接受。為什麼你要不斷的照著潮流,加長跟縮短袖子的長度呢?「這是流行。」誰創造這個流行?女神嗎?女神創造的流行嗎?誰創造這個流行的?是饑餓、貪心的人,他們愚弄你,而你卻試圖跟隨潮流。

例如,我告訴過你,你必須在你頭上放些油,至少星期六,放充分的油;然後再洗頭。但是,你不做;然後,你開始掉發。我能瞭解,如果你沒時間,你是很忙的人,但是為什麼?為什麼不做些需要照顧自己的事?你照料你的身體為了要瘦下來,你失去你的頭髮、視力也變弱、牙齒也掉了,很快的,你變成一個醜老太婆。男人也一樣。現今,男人也去美容院,有人告訴我的。錢太多了,我想;再加上愚蠢。沒有需要啊!如果你要過一個好的、健康的生活,你不得不運動及靜坐。如果你有靜坐,你變得平靜;以那個平靜,你會驚訝於你擁有這麼多的精力。如此多的精力被浪費在「想」上面,那你在想什麼呢?如果你問某人,「你在想什麼呢?」回答說,「每件事。」但,想每件事,是什麼意思?為什麼你想這麼多?有什麼需求,要去想?這是一個習慣、人類的習慣,不斷的想每件事。例如,此刻,有3張地毯,如果我把注意力放在它上面,我只會看見這些地毯多麼美,我只是享受,享受藝術家的創作;就這樣,沒有評論,什麼話也沒有,只有自己內在的享受而已。但如果你問其他人,他會開始說,「哦,這個不好、那個不好、這不太明亮、這啊、那的。」那個藝術家的喜悅結束掉了,你無法得到那個喜悅,那個我們正在尋找的喜悅。我們正在找尋的是喜悅,即使你已經獲得製作它的方法,你也無法找到。因為「想」,是起反應、對每件事起反應,這使得生命如此的悲慘,使「想」的這個人的,還有其他人的生命。我將給你舉個例子,這整件事,我們會做這件事,只因為,會下非常大的雨,而且有時侯,我們也有下雪的問題。因此,我想那是件體貼的事,去做一件體貼的事;而且做的非常好,我們做到了。現在,在義大利有很會「想」的人、還很多,這就是為什麼不會進步。我們3年前申請的,他們把我們的錢,鎖在銀行3年,想像一下。第一次,他們說,「好,一切都很好,這很好。你可以拿到它;」它上面有這些所謂的義大利人的70個簽名。然後,他們順道來訪,並且說—-同一批人哦!—-「不,不,不,你必須把它改成銅制的,」我說,「為什麼?」回答說,「因為銅有美感、非常好。」但是他們不知道嗎?愚蠢的人,銅看起來會跟它們看起來一樣;一個月以後,它們就會有同樣的顏色。這就是美學的觀念。現在,我已經告訴他們了,「我們不要你的土地,你自己留著,把錢還給我們。」像這麼簡單的一件事!為什麼會這樣呢?因為他們有個委員會,有Rejuvne, bejvne, sejuvne。我們不得不歷經所有的胡扯,因為他們全部都非常嚴肅的坐在椅子上,「我們必須討論、我們必須協商、我們必須問每一個人,」然後,還有這個。最後,結果是怎樣?沒有任何進步,沒有平靜。可能,我不知道,可能需要一些私底下的交易,但他們又覺得不好意思告訴我們;我不知道是什麼事。但我還是不瞭解,當辦事處原先說,「好;」但再去一次,又說,「不好;」3年!我要說的是,「想太多,是自我(ego)的徵兆。」他們找不到任何的解決方法、沒有任何解決方法。他們絕對無法找到解決之道,因為他們只是討論著、爭辯著、想著,他們沒有解決的辦法。

現在,這是重要的,霎哈嘉瑜伽士必須反省,向內的。反省是向內看。向內看,「為什麼我在想?我在想什麼?是什麼需求,要想?」你將成為Nirvichar(無思慮的入靜狀態)。不要允許你的心智愚弄你。這個心智就像只猴子,我告訴你,它真的像只猴子;當它開始運作,它讓你從這端跳到那端,從那端再跳到另一端。如果你得到某個所謂的結論,之後卻又沒有達成它,那麼你就是最悲慘的人。我曾看過人們瘦下來,卻只想著一些荒謬的事。你可以看見這個「想」衍生出什麼,在全世界的層面也是一樣,去月球的需求是什麼呢?那麼多人挨餓,快要死了!去火星的需求,又是什麼?他們想從火星得到什麼呢?因為人們已經養成一個習慣,首先他們來到印度、然後再去中國、再來去這裡、之後再去那裡。他們不能坐下來、安定下來。他們也不能在自己的家裡安定下來;尤其是男人。如果你搭火車旅行,即使火車停下來2分鐘,男人也必須出去;妻子則開始擔心。當火車要開動了,他們才會跳上來。這是瘋子,我想,就像……甚至,為什麼說像一隻猴子?因為甚至猴子,也不會那樣做。他們就是無法保持不動的待在一個地方。靜坐時,你必須在一個地方坐下,而不是從這裡跳到那裡、那裡跳到這裡,那樣會非常困難。女人有另外的問題,正在煮飯時,她們會靜坐;她們沒有時間。她們有她們的朋友,她們必須去購物、買東西,用各式各樣的垃圾填滿房子;她們對任何事都沒時間。她們也非常大膽,她們想去做生意;她們想做這個,她們想做那個;靜坐呢,她們沒有時間!所以,安定下來是非常重要的,把自己安定下來吧。有人告訴我,「母親,如果我們安定下來,我們會變得非常胖,」好吧,沒有關係,只要你安定下來。各種不靜坐的藉口都有,「是的,我有靜坐;但,母親,您是知道的,在現代這是如此困難,我的生活裡有很多危機,我的生活裡有很多難題。」但實際上,你會很訝異的,例如,每當我的家裡或霎哈嘉瑜伽裡有危機時,我立刻變成無思無慮(thoughtless),我自然而然的變成無思無慮;因為問題會被無所不在的生命能量(Parama Chaitanaya)解決掉。

無所不在的生命能量,會把問題解決掉,為什麼我要想呢?忘掉它,讓無所不在的生命能量看顧。如果你不依靠你的無所不在的生命能量,那祂不會幫忙,不會給你任何的解決之道,你只能不斷的靠自己的腦筋轉來轉去,設法解決。這是你必須明確知道的,就是「你是連結到無所不在、神聖的愛的力量,」這個愛,不是愚昧的,祂是會思考的愛、是真實的愛、是喜悅的愛;這一切都建立在你的內在。現在,你已經得到自覺了,不進化自己,卻跳入沒有價值的事情裡;這麼多的霎哈嘉瑜伽士迷失了。最近,某人告訴我,我們損失了大約100名霎哈嘉瑜伽士,因為,他們開始跟隨另一位霎哈嘉瑜伽士,他開始看見一些東西;所以,他們也想要看見。如果你能看見一些什麼,意思是你不在那裡;簡單的道理。如果我……例如,我在山頂上;那麼,我在那裡(山裡);但如果我不在那座山裡,那麼我能看到那座山。你越能看見某個東西,代表你是遠離那個東西的,你聽得懂這一點嗎?所以,這個精微的、這個Sukshmana狀態就是,「在那裡,你自己就是那個(where, you are yourself that),」那麼,你如何能看見你自己?就是這一點,霎哈嘉瑜伽士必須瞭解。任何人能……「母親,哦,不,他能看見!他看見您周圍的靈氣(auras),他能看見這種事。」那麼,你是如何能看見的?因為你是那個,你就無法看見(那個)。所有這樣的人,在剛開始霎哈嘉瑜伽時,有時侯是非常受歡迎的,他們試圖去控制你、愚弄你;緊接著,你就被丟出霎哈嘉瑜伽。這就是你所稱的「審判時期(the judgement)」,有許多篩子、無數的篩子,你必須通過這無數的篩子,此同時,你被這個或那個迷住,或你因這個或那個掉落,這一切事情存在著;一步步的,你如何到達的?到達那個你的毀滅「確定的點」。因為你必須成為靈體(the spirit),你不得不在靈性生活上成長,而如果你的移動是向下的,那誰能幫助你?這是一個非常有趣的時期,如我所告訴你的,是審判的時刻。在這個時期,我們不得不小心,因為我們是我們自己的法官。沒有人會告訴你,你感染了這個、你感染了那個。你,你自己可以感覺到感染,你什麼輪環感染了。憑我一己之力,無論我嘗試什麼方法,吸取你所有的問題;做盡一切能做的事,保持你上升、上升再上升;但我覺得這種説明你的方式,無法使你變得多麼強壯。因為你總是想,「終究母親會吸取我的問題。」如果我收到100封信,其中99封來自受苦於這個問題或那個問題的霎哈嘉瑜伽士;我很驚訝!在你裡面,你已經擁有全部這些早已經覺醒了的特質,祂們在你裡面,你要使用這些特質。有人說,「那個人找我麻煩、妻子找我麻煩、丈夫找我麻煩;」就原諒吧!就原諒!你原諒的能力太差了。此外,比聖人們記載的更多,你已經得到真理的力量;你比那些讚美女神的聖人們,知道更多的實相(the reality)。如果你能想想現在你所處的層次,那你不會掉下來的、你不會向下掉那麼多。唯一的問題是你必須知道,你的升進必須是靈性上的,而且這些特質早已經非常恰當平衡的放在你裡面,比正法還多;也許正法你有能力去放棄或是墮落,但這些力量在你內在,絕不會被摧毀。我記得有一次,我第一次去美國,我遇到一位紳士;隔天他來,並且告訴我,「母親,我改變了,我改變了,我改變了。」出了什麼事?「我一直恨我的叔叔,從不想跟他說話,非常生他的氣。但昨天,想像一下,昨天我遇到他。我走過去抱緊他、親他。然後,我說,『現在,我已經原諒你了,完全原諒你。現在,不要再想起、不要有罪惡感。』他開始像這樣看著我。」所以,因為靈量(kundalini)的覺醒,所有這些你擁有的美麗特質將彰顯,然後,你那受靈體啟發過的慷慨大方及美麗的本質,將向這個世界證明「霎哈嘉瑜伽是真理。」昨天的美好戲劇,已經顯現給我們看了。但這不該是你內在心智上的滿足,「我已經得到自覺了!我是這個,」不!不!不是心智上的,祂是一種狀態。祂是一種狀態,而要達到這種狀態,你必須實在的靜坐。找時間靜坐,每天晚上、每天早上。你越靜坐,祂越好;沒有任何藉口或是需要去說服自己。每件事都不重要,「你的升進」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你真的想從這個鬥爭期(kali yuga)中救出這個世界。我想今天,我已經對你說得很清楚了,你內在早已安置的特質;祂們在那兒,祂們不是正法,而是特質;祂們就在你內在。除非你把注意力轉移到事情的對立面,不然全部這些特質早已經安置在你內在了,祂們早已經在那兒了,而且沒有什麼能毀滅祂們,除了你、你本身以外。如果你已經毀壞祂們了,那沒人能幫上忙。

願神祝福你們所有人!

(Puja begins)
(Shri Ganesha’s mantra is recited three times. Children go to perform puja to Shri Ganesha. Ganesha Atharva Sheersha is recited.)

Yogi: Seven ladies from the hosting countries who have not previously done puja to Shri Mataji, should come to do the puja. (Announcement is repeated in French) Could someone say that in Russian, please.
Other yogi: Page Hindi 84. Jago He Jagadambe.
Yogi: Only ladies who have never done the puja before, please (announcement is repeated in French and in German).
(More bhajans: Vandana Karuya Matajila)
Yogi: Hindi 87. (Bhajan: Shri Jagadambe Ayi Re)
(Vishwa Vandita follows. Then Aarti and Mahamantras.)
Shri Mataji: May God bless you all. May God bless you all.
Guido: The ladies from the hosting countries may start to distribute the Pras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