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活節崇拜, 通过爱和慈悲来传播霎哈嘉瑜伽 Istanbul (Turkey)

復活節崇拜
‧土耳其 伊斯坦堡‧1998年4月19日‧
 
今天我們慶祝基督的復活。基督的一生帶來最偉大的信息,並不是被釘上十字架,而是復活。任何人也可以被釘上十字架或遭人殺害______但基督已死的軀體卻能從死亡中復活過來。死亡本身已經死掉,祂克服了死亡。
 
對普通人來說,這肯定是奇蹟,但對基督而言卻不是,因為祂是神聖的,祂是錫呂‧格涅沙,是歐米加(Omega),所以祂能在水上行走,地心吸力不能影響祂,還有,祂能復活是因為死亡不能影響祂。這樣偉大的神聖品格,特別為人類而創造,所以人們必須確認祂。但他們不但沒有確認祂,還以非常殘酷的手段殺害祂。即使是現在,他們還視十字架為偉大的東西,因為基督死在十字架上。人類尊重十字架是一種非常殘酷的念頭,它顯示了什麽?它顯示人喜歡所有在基督身上作出的殘酷行為,十字架代表基督的死亡,以及人們如何兇殘地折磨祂。
 
當基督被釘上十字架,那是最傷感的時刻。但當祂復活,卻是最喜樂,最吉祥,最美好的時刻。基督的復活對霎哈嘉瑜伽具有很大的象徵性意義。若基督能復活,人類也能。因為基督以人的形相帶著祂所有力量降臨,祂為我們建造了通往復活的通道。這復活的通道也是我們在霎哈嘉瑜伽跟隨的通道。
 
最偉大的還是祂開啟了額輪。額輪的開啟在所有靈性的條約,或我們稱的經文都有描述。那是一度金碧輝煌的門,就像一個蓋子,沒有人能通過它,額輪這度門是非常狹窄緊迫,但基督卻穿過了這度門。祂通過這度門幫助我們今天打開我們的額輪。若額輪沒有打開,我們就不能進入頂輪。我們現在這樣容易就穿過這度窄門是因為基督經歷了所有折磨,所有的殘暴,通過了額輪。我們對祂該有多感激。我不知道用什麽文字來表達,因為是祂最先告訴人︰「你追尋,只要追尋,就會尋到。」祂還說︰「你必須來,重重的敲門。」這正正是發生在你們身上,你們已經提昇至額輪,亦已經超越了額輪。通過額輪對你們並不困難。雖然你們仍有自己的想法,自己的制約,還是那麽未來取向及所有其他。我要說,就像有一片很大很大的雲,一片很黑的雲在額輪處徘徊。你的思維控制著你,額輪完全被遮蔽,令你不能穿越,但你卻可以穿越,你從來未曾感到你是那麽容易的穿越額輪。
 
首先,你們必須非常感謝基督為你們打開了額輪。對祂而言,所有折磨,所有的殘暴都不算什麽。因為祂生命的目的,祂的冒險旅程的目的,祂的降世,就是為了打開額輪。今天,你會發覺雖然你的額輪已經打開了,你亦已經穿越了它,但你對某些人仍牽涉入額輪而感到驚訝。在霎哈嘉瑜伽,人們的確仍牽涉入額輪。
 
現在,我們可以怎樣透過內省看清什麽發生在我們身上?例如,一旦來到霎哈嘉瑜伽,他們認為自己是管事者,掌管這些,掌管那些,掌管所有霎哈嘉瑜伽士,他們的言行開始不像霎哈嘉瑜伽士。我真的感到很驚訝的看到他們怎樣突出自己,炫耀自己是管事者。這並非新事物,這樣的事情在人類由來已久。但若這種事情真的要發生,那是在霎哈嘉瑜伽前。即使是現在,人們也以宰制人的態度說︰「我們是管事者。」霎哈嘉瑜伽不如你想像的那樣簡單,因為當中有太多的誘惑。
 
例如,你推舉某人成為領袖,領袖變成某種「管事者」。他沉醉在權力中。當他像這樣,就開始控制所有人,也開始向人炫耀他是十分了不起,他必須主宰所有人。他就製造了恐懼的氣氛。我首先看到發生在他們身上的是他們開始虛假的說︰「這是母親告訴我們的;母親是樣說的;這是母親的主意。」我與這個男士完全沒有任何關係,但他卻不停的說這種話,令人感到非常懼怕。他也這樣說︰「我會告訴母親,母親會聆聽我的話,她會懲罰你。」令你很害怕。
 
有時,我對這些人也很驚訝,因為我從來也沒有說我會懲罰任何人,或把他趕離霎哈嘉瑜伽,從來沒有說這種話。這個人不停的只想著自己,他或許是領袖,或許不是,或許在霎哈嘉瑜伽什麽也不是。若他以這種滑稽可笑的態度說話,他應不是霎哈嘉瑜伽士。他甚至更過分,把自己描述得很了不起,就像他是特別被揀選來昇進得更高的人。當我聽到這樣的事情,我真的感到非常驚歎。人們怎能每時每刻都在愚弄自己,作出這樣的言行?
 
霎哈嘉瑜伽首先是謙卑。若你不謙虛,不可能是霎哈嘉瑜伽士。那些命令人的人,說話像希特拉的人,想宰制和想管事的人,所有這些表現只顯示這個人在霎哈嘉瑜伽完全沒有任何成就。我們首先是要享受謙虛。我看過有人是這樣的,他們常常坐在第一行,常常坐在我能看到他們的位置,我只是微笑,我知道他們在炫耀。他們不停的只想著自己,那就是為甚麽他們在這裏。他們正在迷失,並不快樂,所以他們才玩弄這些把戲,有這種宰制行為。
 
與這些人相反的是謙卑、單純,誠實以及真心追尋真理的人,但卻受到這個男士的壓迫。他透過壓迫他們來炫耀自己,令別人成為他的奴隸。我曾經看過這樣過分的人。有一些人,若他們的領袖不允許,動也不敢動。他們盡全力卑躬屈膝於這種毫無理性的品格。首先,你知道母親是愛,母親從不宰制人,她不會宰制人是因為她只是愛。當她看到問題,她立即把問題吸走,她必須深思熟慮,有時她的表演就像一齣戲劇,以顯示她很憤怒。本質上,她不能生任何人氣,常常都有愛,愛常常都在流通。這愛把母親包裹著,也包裹著我們,這就是人們怎樣理解霎哈嘉瑜伽。人類需要的只是愛和慈悲,非常非常純潔的愛和慈悲。
 
看看基督,祂憐憫把祂釘上十字架的人。祂告訴祂父親,全能的神︰「請原諒他們,因為他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麽。」祂看到這些人盲目地在做錯事,令父親很困擾,感到很憤怒,或許會毀滅他們。出於慈悲,沒有想什麽,基督只是很自然的感到這些人對我做了這樣的事情,祂也不知道有什麽會發生在他們身上。所以祂向神、向父親禱告︰「請原諒他們,請原諒他們,因為他們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麽,他們是盲目的,請不要懲罰他們。」那是何等慈愛!何等有愛心!我的意思是想想看,在你的一生中,有否做過這樣的事情?若某人傷害你們,找你們麻煩,你有沒有請求父神,原諒那些不知道自己做了些什麽的人呢?這就是霎哈嘉瑜伽士的層次,若你請求原諒,事情會成就得很好。神會照顧他們,轉化他們,把他們的意識帶回來。
 
基督帶給我們的信息是充滿愛心、慈悲、純潔的慈悲。祂怎樣保護妓女瑪利亞就是一個例子。她過著罪人般的生活。作為聖人,祂與她毫不相干。但當祂看到有人以石頭擲向她,祂站在她那邊,拿起一塊石頭,說︰「好吧,沒有犯過任何錯事的或沒有犯過任何罪孽的人,可以拿起石頭擲我。」沒有人走上前,因為他們必須先面對自己。
 
當我們宰制別人,便生出一種殘酷的喜樂,這種喜樂連我也不能明白,他們卻有這種喜樂。他們炫耀自己擁有喜樂,擁有了不起的力量。這種事情由來已久,所有偉大的國王以及殘暴的統治者身上都能看到這種喜樂。霎哈嘉瑜伽士卻完全相反,他們要以和平和愛統治世界,他們不用向人炫耀,一點也不會,這就是霎哈嘉瑜伽怎會傳播得那麽快的原因。
 
試想想這個世界需要什麽 — 你只要想想,世界需要的只是愛和慈悲。仍迷失在無明中的人,忙於麻煩人的人,折磨人的人,違反集體的人都會回復正常。有時這些都是很不正常的行為,你就是不明白他們怎會有瘋人的行為,告訴這些人︰「你是瘋子」是很困難的,也很困難與擁有某種權力的瘋人相處。很多霎哈嘉瑜伽士也是這樣,我曾經見過,他們開始以為自己很有權力,可以做任何他們喜歡的事情,他們可以與任何人交談,可以混淆任何人。在霎哈嘉瑜伽,你不用有任何混淆,只要清楚的表達你的愛。這並不代表某種特別的姿態或某些特別的事件,只是內在的人與人之間的合一。
 
有時我發現霎哈嘉瑜伽士都能互相了解,相親相愛,享受互相的愛。當我看到這樣,我感到十分,十分快樂,絕對的狂喜。這就是我想要的︰這些人應該享受,就是這樣。你會感到驚訝,最快樂的是你付出愛。你或許沒有接受到愛,但當你給別人愛,這是最讓人喜樂的事情。我認為你表達自己的方式也是一種藝術,明白怎樣互相取悅,互相令對方快樂。
 
我也曾說過這個故事,關於一位住在Gaganbhoura的聖人,那是一座小山或山脈,他通常都住在哪裡,他不能走路,因為生命能量,他失去雙腿或是什麽,失去雙腿的力量。他走到很多老虎的地方,因為老虎愛他,他也愛老虎。這位男士常常告訴來自孟買的人︰「你在這裡做什麽?母親已經來了!去觸摸她的雙腳吧。」
 
我不知道他為什麽那麽關心我。我告訴霎哈嘉瑜伽士︰「我要與他會面。」所有這些導師,你要明白,他們說︰「我們想保持現狀,我們要保持現況。」 — 即是無論他們住在哪裡,在哪裡生活,都不會出門。我則相反,我從不停留在同一個地方。他們問我會不會去,我說︰「為什麽不去?」我到哪裡,霎哈嘉瑜伽士則說︰「母親,你從來都不隨便到任何地方,為什麽你想到哪裡?」
 
我說︰「好吧,看看生命能量。」生命能量是那麽巨大。當我走上前,這傢伙對雨很憤怒,因為雨理應受他控制,他理應能控制雨。當我走上山,很令人驚訝,他控制不了雨,我全身濕透,所以他很憤怒。他坐在石頭上,你也知道,他就像這樣很憤怒,我沒有對他說什麽,我走進去,坐在洞穴裡,他在哪裡為我安排了坐位,接著他進來,觸摸我的雙腳,再坐下。
 
我很詫異他仍然很憤怒,他不明白為何雨沒有停。他問我︰「為何你不讓我令雨停下來?不管如何,你是老遠來看我,我應好好管束雨。我不知怎的就是不能控制雨,發生什麽事,想教訓些什麽?」我只是微笑,我說︰「看,你是苦行者,修行者(sanyasi),我是你的母親,我不能拿修行者的紗麗,不應拿修行者的東西。」即使是母親也不能。「你為我購買了一件很好的紗麗,我要令自己全身濕透,才能拿你給我的紗麗。」
 
你看,我這樣甜美的告訴他,他整個人像溶化了。他開始哭,說︰「這個世界需要母親,這裡必須有母親,我們不能解決,因為不管怎樣,我們生氣或我們想消失,我們不想幫助充滿罪孽的可怕的人。
 
今天這個世界就是出這個問題,這就是為何你發現很少靈性的人在這個世界。因為他們受很多折磨,很多麻煩,也受人侮辱,他們身上發生各種事情,所以他們不停的掙扎,掙扎,他們想很快死去。格涅殊哇(Gyaneshwara),這樣偉大的人物,偉大的作家,詩人,我是說他是一切,他的作品是那麽漂亮。他在二十三歲取得三摩地(Samadhi),意思是他走進洞穴,把洞穴封閉,死在哪裡。他必定是對周遭無明的人感到煩厭,這就是為何他死去。你能想想像格涅殊哇這樣的人物,他以卡提凱基的形相降世,要以死離開這個世界,因為他不能再忍受別人折磨他。
 
他們折磨得他很厲害,說他是修行者的兒子,雖然他的確是,我是說是這樣的︰「修行者的兒子」即代表他不好,絕對像私生子,他就是受虐待到這種程度,他甚至在這樣酷熱的印度也沒有鞋子穿,他通常都是赤足行走,而他的姊妹,兄弟,他們都是偉大的學者,偉大的聖人,偉大的降世神祇,全都是。因此他只想消失,他以很漂亮瀟灑的方式消失,他告訴他們︰「我要走。」他離開他們,走進洞穴,取得三摩地(Samadhi)
 
基督也是很年青就被釘十字架,那時他三十三歲。祂被釘上十字架是上天計劃,為霎哈嘉瑜伽鋪平道路︰打開額輪,犧牲祂的生命,以這樣可怕,殘忍的方式把祂吊死,人通常都不會以這種方式對待垂死的人。怎會這樣,把祂釘上十字架的人必定是魔鬼,才會有這樣的行為。很難寛恕這些人,即使基督也說︰很難原諒這種看著基督被釘上十字架的人。若是這樣,像祂這種人物想︰「讓我完成任務,打開頂輪。」接著祂不想活下去,不想與折磨祂的蠢人一起生活,祂消失了,走到喀什米爾,祂復活後住在哪裡。
 
有很多關於祂昇進和復活的故事,若你閱讀那些故事,你會很詫異,祂是怎樣神奇地重生,你也可以說,在喀什米爾重生。祂與祂的母親快樂地在喀什米爾生活了一段時間,然後去世。他們說耶穌基督的墓在喀什米爾,祂母親的墓也在哪裡。誰人利用祂?誰人真的想祂死?你們都知道得很清楚,你清楚的知道基督是怎樣死去,而一些人忽然出現,像保羅和彼德,他們想從基督的死得益。
 
看到這二個人帶來這種羞辱真的很可悲。這個保羅,只是個組織統籌者,我想,也是個創始人。你要明白,他是個很官僚的人,我要說,他不單很官僚,也想取得很高權位。所以他說了一個大話,說在前往Damascus的途中,他看到一個大十字架。根據霎哈嘉瑜伽,所有這些徵兆都是超我的徵兆,不是靈的徵兆。他回來後展開調查,做類似的事情。他寫了大量文章,若你閱讀他全部文章,你會發現他不是霎哈嘉瑜伽士,只是個組織統籌者。他的官僚個性在寫我們該怎樣管理,怎樣有不同種類的人來,怎樣管理他們。所以他是管理部門,基督徒的管理部門。
 
所以基督徒也變得極之祕書職能,就如一切事情都有時限,你必須像這樣來,必須像這樣坐,必須像這樣說話。所有基督教的國家都要遵守這種官方形式。就是不明白為什麽他們對任何事情都有那麽多官方形式?這是基督教誨的相反,基督教導怎樣打破額輪,他們卻在建立額輪。基督教國家變成全世界最傲慢,最富侵略性的國家。對他們而言,佔領任何他們看到的土地是他們的權利,這是他們的權利建立他們自己的法律,我要說,他們是立法機構。所有這些事情都在印度發生,我是知道的。即使是今天,若你到像Punjab的地方,你會發覺人們生活得像鄉下人,很辛勤的工作,他們每時每刻都受控制他們的人攻擊,這些人想從中取得最大利益,作為基督徒,有這種行為是荒唐的。
 
他們也開始改造人,這是另一種荒唐,改造人。在南方改造他們,在…他們是這樣做的︰印度人從不造麵包,南方人不懂用烤爐,所以他們製造巨大的糕餅,你可以稱它為糕餅或麵包,把它放在水裡或井裡,他們會說我們把一部分的水牛的小牛或母牛放進去,他們就這樣相信了。所以他們說︰「你現在完蛋了,因為你不再屬於印度教或任何宗教,你已經成為基督徒。」
 
他們就是這樣令成千上萬的人變成基督徒,實際上,這些全是受壓迫的人,我要說,至少他們會稱自己受壓迫。所有這些受壓迫的人,他們想改信基督教,因為他們以為︰你看,他們想這些人只跟隨傳教士,不作出質疑,因為他們沒有受過教育,沒有洞悉力和才智去理解這些人。當他們開始以激烈的言詞攻擊受壓迫的人,他們很多人加入。因此,他們組織自己的族群,開展自己的宗教。
 
我們要明白,專橫的人是怎樣接受特定的宗教,因為這個宗教只是謙虛,而掌管基督教的人,是怎樣把人改造得那麽荒唐,你要明白,這是人性,人性能享受任何荒唐,任何殘忍,任何壓迫。它永遠不會放棄這片領土,這片他們已經控制的領域。就如現在,基督教國家甚至更甚,因為基督徒之間有自由,他們獲得自由解放。若你成為基督徒,你可以做任何你喜歡的事情。他們是妥當的,對嗎?是他們好支配控制人,專橫的遍佈每一處。他們會走到你稱為土著那裡,改造他們,他們主要的方法是改造。有何需要改造那麽多人?因為民主,最重要是大數量,要取得數量,他們常常去改造人,他們已經摧毀了很多人。
 
真的是,基督的整個境況真的令我感到很緊張。今天你們全是霎哈嘉瑜伽士,你們比其他人高得多,全都擁有力量。若你的行為像基督徒,我不知道你會做什麽。現在霎哈嘉瑜伽正處於被不同國家接受的邊緣,人們尊重霎哈嘉瑜伽士,他們是有地位的。忽然,你腦袋裡或許有這種權力出現,你或許想變得像暴君,因為這是人性,不是神性,而是人性。
 
以動物王國為例,牠們互相侵略對方,這是沒問題,容許的,牠們亦已經這樣做了。牠們怎樣支配控制對方是有系統,有途徑,有方法的。不是這樣︰牠們跳上每個人。我曾經看到很多在霎哈嘉瑜伽的人,他們成為領袖 — 完蛋了。接著他坐在每個人的頭上,若你不讓他們成為領袖,他們就會不停的寫信給我,一封接一封︰「母親,我們想成為領袖,我想成為領袖。」很堅持的要做領袖。為何你想做領袖?只為能控制支配人,控制專横並不代表霎哈嘉瑜伽。
 
我今天在這裡告訴你基督漂亮的形象,祂從死裡復活。同樣,讓所有荒謬的,負面的想法死掉吧,要克服一切。你要成為自己的主,作為自己的主,你感到那麽舒服,那麽快樂。你發覺付出遠比從別人處拿取容易。霎哈嘉瑜伽是怎樣教懂你要付出而不是拿取是很令人驚訝的。在霎哈嘉瑜伽,人們要說︰「他們很奇妙,很漂亮,很有愛心,很仁慈。」我要時常聽到這種有關他們,有關你,個人或集體的說話,你們都很了不起。這種了不起不是透過專橫或炫耀而來,而是發自內心。人們看到你,知道你有點特別。霎哈嘉瑜伽就是這樣傳播開去。你內在的基督要昇起來,你內在的基督要指引你,教導你對人要有怎樣的言行,怎樣獲得別人的信任,怎樣給他們你現在內在流通的愛和平安,令他們十分,十分快樂和喜樂。
 
這是復活的訊息,打破頂輪的訊息,所以那只蛋 — 很令人驚訝,在”Devi Mahatmayam”(女神聖典)清楚的描述那只蛋,描述這只蛋是怎樣形成,怎樣一分為二,基督怎樣從蛋的一部分走出來,蛋的另一部分則是錫呂‧格涅沙。這全都有記錄下來。書中這位基督被描述為摩訶毗濕奴,不是基督,摩訶毗濕奴昇起,完成所有事情,奇妙的事情。
 
基督的一生漂亮地記錄下這些真實的訊息,現在我們處於無思慮中,我們要透過我們的人生彰顯光,我們要向全世界展示我們是頗有能力,我們內在是絕對圓滿的。現在,我們不想要別人什麽,只想把我們已經成就達到的給予別人。人們就是看著你,看著所有霎哈嘉瑜伽士的成就。
 
願神祝福你們。
 
想到基督,我發覺不可能保持清醒,即使是在這現代,一旦你想及基督,談及基督,是十分困難。只是顯示人們從來都不了解這位偉人,偉大的品格。祂是上天,絕對是上天,雖然祂製造了一齣戲劇,我們應該說,經歷各種苦難,即使是想起這些苦難,也感到很痛苦︰祂怎樣把自己釘上十字架,怎樣死去。重點是︰祂為你們而做的,為你們所有人,你們都虧欠祂。他的工作是幫助喚醒靈量,令靈量能穿過腦囟骨區。
 
沒有基督的犧牲,所有這些是不可能發生。你們所有人也應作點犧牲。看,已經發生的事是十分有象徵性意義。你們也要時常作好準備,為著解放人類,在需要時要作出犧牲。現在這個時刻是十分,十分精微。忘記你的追尋,忘記一切,你只需要常常記著,因為基督的犧牲,你得到拯救,受到祝福,這是很重要的。
 
願神祝福你們所有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