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輪崇拜

Campus, Cabella Ligure (Italy)

1998-05-10 Sahasrara Puja: Blessing of Divine Pours Only If Sahasrara is Open Complete, 61' Download subtitles: BG,CS,DE,EL,EN,ES,FA,FI,FR,IT,LT,NL,PL,PT,RO,RU,TR,ZH-HANS,ZH-HANTView subtitles: Add subtitles:
Download video (standard quality): View and download on Vimeo: View on Youku: Download audio:
Transcribe/Translate oTranscribe


頂輪崇拜

意大利‧卡貝拉

1998年5月10日

今天是一個大日子,因為頂輪日和母親節碰巧在同一天。這是發生得很霎哈嘉(自然而然)的。我想,我們就是要明白,頂輪與母性是怎樣相配。

頂輪肯定已經開啟了,母親必須要這樣做,因為之前來到這個世界的人,嘗試教導人正法,把人帶到中脈,直接帶到昇進的道路。無論甚麽他們認為是對某一個社區、某一個地區、某一個國家有利的,他們都會嘗試去做。他們談論它,很多書籍因此出現。所有這些書籍理應能創造屬神、有靈性以及團結一致的人,但卻創造了互相對抗的人。這種荒謬的事情,卻在發生。所有這些書籍,這些知識,人類都錯誤的利用在令他們得到權勢。我必須要說,這全是權力取向,也是金錢取向的遊戲,在持續著。當我們看到所有這些宗教的後果,我們感到它們全都是空洞的。他們談論愛心,談論慈悲,全都懷有目的,有時這也只是一場政治的把戲,因為他們仍然覺得,他們必須擁有權力,不是靈性上的權力,而是世俗的權力,因為他們想支配整個世界。

這種想支配全世界的想法開始在人類的腦袋中運作,我們因此有很多戰爭、殺戮以及所有類似的事情。當它平靜下來時,我感到或許現在開啟頂輪,可以幫助人看到實相。

在頂輪的層次,你們知道真理。各種的虛幻,各種的誤解,各種自己附加的無明,全都必須消失,因為你知道的就是真理。真理並不尖銳,並不苛刻,也並不難以掌握。人們以為真理是非常具破壞性,或非常嚴苛,會在人類之間製造問題。我們不應這樣想,真理並非這樣。但當人們談論真理,他們把真理用在錯誤的目的上。人類就是這樣獨特,他們以錯誤的態度,傳達錯誤的信息,來運用事物,他們亦利用它以達到個人的目的,人類有權凌駕別人,這是非常普遍的。

在我的國家,我看到人們想擁有分拆出來的國家。那些想擁有分裂出來的國家的人並不是要成就甚麽偉大的事情,只是想成為______只有少數人這樣想_______想在他們自己的國家中成為偉大的人。所以他們永遠不會想留在一個他們不能提昇到這個高度的國家裏。因此,他們分裂這個國家。在分裂中,我看到所有這些國家都在受苦,受很多苦,他們沒有進步,有的是財務上的問題,各種問題都會出現。那個主體的國家也在受苦,因為它們樹立了敵人,所有這些敵人都正在對抗這個主體國家。分裂主意本身是違反霎哈嘉的。

例如,一朵花在樹上生長,它看來很美好,它在樹上生長,在樹上成熟,也在樹上生產種子。但若你把花朵剪下拿走,甚麽會發生?樹木毫無疑問失去了花朵,但最大的損失卻是那花朵。

現在他們全都這樣做,當他們這樣做時,你看看,結果會怎樣?那些想擁有自己的國家、自己的領域的人,他們被殺害,被謀殺、被虐待,有些人則被關進監獄。所以這種分裂的態度,甚至在霎哈嘉瑜伽外,也對事情毫無幫助。我們必須學習一體。若在你來到霎哈嘉瑜伽,得到自覺後,仍然不明白我們必須合一,成為一個單位,一個團體這信息,若你不能明白這個信息,仍然認同於其他的事物,那麽你仍未成長,仍未成熟。

有很重要的一點我們必須在頂輪日明白,就是每個輪穴在頂輪都有它的寶座。所有七個輪穴,都安坐在腦袋的中央,亦是藉由這個區域作出行動。無論它們在哪個輪穴,都可以成就事情。現在所有這七個輪穴變成一體。我必須說,變得完全一致。完全的整合在這些能量中心之中發生,因為它們都是被這七個主要輪穴所控制,我們可以這樣稱呼它們,你們也可以用任何名稱稱呼它們,它們控制你的所有其他輪穴,因為它們是一致的,完全得到整合,這就是為甚麽你的所有輪穴得到整合。當這些寶座被靈量所覺醒,以及被上天神聖的力量所祝福,便會立即整合。他們說這像珍珠串在一根繩子上,還不止此,所有在你內裏的寶座毫無分別地展現,在你內裏整合起來。

假若你的某一個輪穴有任何不妥當—-肉身上、思維上、情緒上或無論是甚麽的不妥當,其他的輪穴都會幫忙這個染病的輪穴,像他已經得到整合一樣,去進化一位霎哈嘉瑜伽士的人格。現在,你內在的整合是非常重要的,除非你內在得到整合,否則你外在也不能得到整合。這種內在真我的整合是霎哈嘉瑜伽那麽好的一個祝福,令一位已得自覺的人的品格比普通人高。他不會執著於負面的力量,毀滅的力量,他會放棄很多通常非常困難才能放棄的東西。所有我們內裏的七個輪穴都受這些合一的寶座指引。這種合一幫助所有輪穴得到完全的整合。我們仍未整合是因為我們的腦袋想著這面,身體卻走到另一面,心卻又在另一面,而我們的情緒卻又不同。我們不知道該做甚麽正確的事情,做甚麽事情是好的。在得到自覺後,在靈的光芒之下,你得到真理,你知道甚麽該做。

例如,在得到自覺後,你可以以人們的生命能量來評價他們,你不再需要以你的思維去評價別人,只用生命能量,你便立即知道自己或別人有甚麽不妥。這是雙方面的改正,一方面你看到自己,你的真我,你取得真我的知識,另一方面,你可以分辨別人,分辨他正在做怎樣的事情。若某人不是霎哈嘉但卻聲稱是霎哈嘉,你可以很容易分辨出他不是,他的言行不是霎哈嘉。所以我們還是最好能夠令這種整合完全的在我們內裏運作。我們不應逃避,要接受自己的任何缺點,任何正在做的錯事,任何正在思考的錯事,任何具破壞性的事情,所有這些都必須消失。因為你們是霎哈嘉瑜伽士,霎哈嘉瑜伽士有特別的任務,他們不像其他人那樣只為金錢、權力,宰制人而工作,你們不是,你們在霎哈嘉瑜伽是為解放人類而工作。

整體上,這頂輪是一處我們進入的普世領域,我們進入了一處普世領域,當我們在哪裏,我們變成一種普世的人格。所有那些小事像你的種族、你的國家、你的宗教,所有那些在人類之間的表面、人工化的障礙,都會消失,你變成一位已得自覺的靈,你知道甚麽是人類,你明白人類,這必須在所有霎哈嘉瑜伽士在一起時才會發生,他們必須明白自己不再是普通的人類,我們是特別為著一個特別任務而揀選出來的特別人種,這特別的工作是今天最重要的事情。

現在,你們都知道在鬥爭期(Kali Yuga)正發生甚麽事,我不用向你們全部描述它。靈的光正要向你顯示怎樣可以清除這鬥爭期的弊端。你從自己身上開始,因看到自己過往曾經做過那麽多愚蠢的事情而發笑,你不需要這樣做但你卻這樣做了。那樣也好,你可以原諒那些做同樣錯事的人,你亦明白那些人是出於無明才這樣做。現在你的頂輪已經打開。當頂輪打開,上天的恩典傾瀉在你身上,在這樣的狀態,我們必須說你已經得到頂輪的滋潤,將會發生的將是某些真正偉大的。首先發生的是你對自己毫不執著,你可以觀看自己,你可以看到自己的過去,你可以明白自己,就是你曾經做了那麽多錯事,誤解了那麽多人。這樣的事情令你遠離你的本性。但當這光芒來臨,頂輪便得到滋潤,在這光芒中,你清楚看到你對自己做過的錯事,你看到自己的錯誤,你亦看到在你的社會的缺點。我曾經看到,當人們得到自覺後,他們會告訴我︰「母親,我曾是基督徒,但你看,這就是基督教。」另一個人會說︰「我曾是非常愛國,但我現在看到甚麽才是愛國。」就像每個人開始看到自己的背景,自己的行事作風,並能抽身而出。當你抽身,你不再認同自己,這都是在自自然然下發生。唯一的是你必須學習自然,我在霎哈嘉中發覺,人們仍然,雖然他們已經脫離虛幻,虛幻的海洋,但他們的一條腿仍然放在虛幻的海洋中,他們仍然想把腿放入及抽離那海洋,不應這樣,這全只因人們沒有靜坐。

現在說你必須靜坐,人們視這為某種儀式,或是霎哈嘉瑜伽的風格,不是,靜坐是為了令你能深入自己,成就頂輪想給予你的一切,到達無執著及洞悉力的高度。這只能藉著靜坐才能做到。

甚麽會發生在入靜中,就是你的知覺超越額輪,昇至更高,在無思慮的知覺狀態下,安頓在頂輪。頂輪的實相,頂輪的漂亮開始傾瀉在你的性格中,你的本性中。除非你靜坐_______並非為了令自己感到好點,或只是感到我必須靜坐才去靜坐,靜坐是非常重要的,對你們所有人來說,藉由入靜,你發展頂輪,吸收了頂輪的漂亮。若你不是這樣運用頂輪,一段時間後,你發現頂輪會關閉,你會沒有生命能量,也不再理解自己。所以最重要最重要的是入靜。我可以立即知道誰有靜坐而誰沒有。因為沒有靜坐的人仍然以為這樣做沒有不妥,我正在做這些,做那些。入靜是令你可以以實相的美麗來充實自己的唯一途徑,並無其他途徑,我找不到其他途徑。藉由入靜,你昇進至神聖的領域。

以我為例,無論我做甚麽,都是為著這原因,我已經找到一個方法可以大規模地給予人類自覺,但這並不代表若我大規模地給予人類自覺,他們全都是霎哈嘉瑜伽士,不是這樣。你們必定見過,在我們的講座裏,若我在場,人們得到自覺。他們會參加靜坐班一段時間,跟著便流失了。原因是他們沒有靜坐,若他們有靜坐,他們會知道自己擁有怎樣的品質,他們是甚麽。沒有靜坐,你們不會明白甚麽是對你們最好的。

今天你們必須向我承諾,每個晚上、每個黃昏,以及或許每個清晨,你們也要靜坐。無論是任何時間,若你處於入靜的狀態,你便能與這神聖的力量聯繫。無論任何對你、你的社區、你的國家有好處的事情,全是這神聖力量所做就。你不需要控制這神聖力量,你不需要命令它,請求它,你只要靜坐,便能與這無所不在的力量合而為一,這也是你另一種極大的祝福。除非你的頂輪打開,上天神聖的祝福不能降臨在你身上。或許你得到一點金錢,或許你得到一些工作,或許你得到這些或那些。但你的進展只能在你入靜,在你的頂輪完全打開,向真理打開時,才能成就。

真理就是這神聖力量是慈悲,是愛心,它就是真理。人們說神是愛,神是真理,以此等同,真理就是愛心,愛心就是真理。但若你依戀執著於你的孩子,你的家庭,這並非真理,執著的愛不是真理。若你依戀執著於某人,你永遠不能看到他的缺點。若你生某人氣,你永遠不能看到他的優點。這是一種完全不執著的愛,這愛極之有力量。若你把這愛投射在任何人身上,你會很驚訝,這個人的問題會得到解決,他的性格會改善,所有事物都得到大大的改善,他的人生也會改變。但若你執著於某些事物,這種執著會引起問題,令霎哈嘉瑜伽不能成長。這種執著可以是各式各樣,例如,你可以執著於你的國家、你的社區、你的家庭,可以是各式各樣的。當頂輪打開,你學懂不執著,這只會在你不再執著時才會發生。我的意思是你並不是跑掉_______在霎哈嘉瑜伽,我們不相信那些從社會中跑掉或走到喜瑪拉雅山的人_______我們稱這些人為逃避現實者,重點不在這裏。重點是你處身在這裏,你看到每一個人,你觀望著每一個人,你認識每一個人,你與每一個人都很接近,但你是一個毫不執著的人。這種狀態在你的頂輪打開後才可到達。在這狀態中,你如常與人相處,如常處理問題,如常處理所有事情,但你並無牽涉其中,完全抽離。過往你每事每物必牽涉其中的情況無法令你在任何境況下知道事情的全貌,令你不能知道甚麽正在發生,甚麽是真理。

這種不執著能夠幫助你,不執著的最偉大之處是你不受影響。再不用這樣說︰「若你沒有受影響,母親,你怎能感受別人的感受,你怎能對其他人有愛心?因為若你能感受別人的感受,你才能為他解決問題。」這種感受別人的感受是一種執著,不是真正的感受,它對你沒有任何幫助。某人哭泣,你也哭泣,某人有麻煩,你也有麻煩,這樣對那人沒有幫助,對你也沒有幫助。所以不執著並不代表你不能感受別人的感受,你也感受到,你能感受到別人的痛苦,別人的麻煩,感受整個社區和整個國家。只是你的感覺是那麽抽離,好讓上天無所不在的力量去接管。

首先我們必須對上天的能力有絶對的信心。當你已經不再執著,你說,你做吧,就可以了。當你這樣說,你正要去做,你就去做,事情才會完全改變。因為你把你的責任,你的問題轉移到非常強大,非常有能力,可以成就任何事情的神聖的力量。若你認為是你要解決這個問題,是你去解決它,那麽,上天神聖的力量會說︰「好吧,試試你的運氣吧。」但若你真的把這個問題交給上天神聖的力量,它自會把問題解決。

我們在霎哈嘉瑜伽有各式各樣的問題,特別是我們發覺人們並不怎樣喜歡霎哈嘉瑜伽,雖然他們只是少數,但你還是感覺很壞。你有否嘗試為此而靜坐?你有否把這個問題交托予上天的大能?我們為甚麽擔憂?當我們藉著頂輪擁有上天的力量,我們為何還要擔憂?還要想它呢?把問題交給上天的力量吧。若你可以做到,若你可以成就到,但你明白,對人類這是很困難的,因為他們與自己的自我,自己的思想制約活在一起。若想所有這些執著都消失,你需要做的只是把所有事情交給這上天的力量。

克里希納在《薄伽梵歌》曾經說︰「Sarva dharmanam parityajya mamekam sharanam vraja — 忘記所有正法。」正法的意思,祂的意思是,我們擁有正法的妻子,正法的丈夫,或是正法的社會成員,他們全都有自己的正法。但祂說︰「把他們交托,把他們交托給我,我自會處理。」我們必須學習的,就是去說「上天的力量會解決我們的問題。」對人類來說,要到達這種狀態是非常困難的,只能藉由靜坐才能做到。我並不是說你不停的靜坐,不需要這樣,要對自己和上天的力量充滿信心,若你能成就到,我可以肯定,要提昇到這種知覺狀態並不困難,這是我們必須成就到的,男女都能做到。

他們不需要想︰「母親,我們怎能做到?」無論如何,你看,這些人對霎哈嘉瑜伽沒有任何好處,那些缺乏自信的人,甚麽也成就不了,但那些委身和認為自己可以做到的人,卻能把他們的力量轉移到上天的力量,只是把它交托給上天的力量。

就如我有一輛車可以把我載到這裏。若我有這樣的一輛車,我不會把小公牛放在上面,我也不會推它,我只會坐在車內和運用它。同樣,若你被這偉大的力量圍繞著,若你的頂輪是絶對的,完全的被它淹沒,你會很驚訝事情是怎樣可以成就到。

讓我以一個霎哈嘉瑜伽士為例,他現在已經不在了。他是漁民,平凡的漁民,他也受過教育,所以他在銀行工作。有一天,他要為霎哈嘉瑜伽辦點事,必須乘船去的。當他外出,他發覺整個天空都烏雲密佈,風暴將會來臨。他因此感到很不安︰「甚麽會發生?」立即,他的頂輪完全開啓,感覺很好,他立即說︰「我現在交給上天的力量去停止這些事情發生,直到我回到家裏上床睡覺前,我也不想下雨和出任何問題。」這是很令人驚訝,有人告訴我︰「母親,雨雲和所有這些始終都在天空上,沒有下雨,甚麽也沒有,沒有出任何亂子。」他走到另一個島,為霎哈嘉瑜伽辦了點事,再回來,當他睡覺時,便開始傾盆大雨。

所以大自然,每事每物,每一片葉子,每一朵花朵,所有的一切,都是藉由上天的力量成就,所以我們不應有自我,以為自己可以做任何事情,可以管理自己。當你有這些想法,你還未完全發展,你還未完全在霎哈嘉瑜伽中成長。要在霎哈嘉瑜伽中成長,對你來說並不困難,因為你已經有指引。

那些已經得到自覺的人,他們的數量很少,像穌菲派和一些在印度的聖人,他們所有人,他們必須要有多少掙扎。沒有人指引他們,沒有人幫助他們,沒有人告訴他們可以有怎樣的成就。雖然如此,他們卻是非常滿足,非常快樂的人,他們是成就得那麽好。他們就如你們一樣,以另一個角度來看這個世界,他們卻沒有失望,充滿自信,擁有對自己的知識,這是藉由入靜而成就到。他們撰寫書籍的方式,他們有些是很偉大的,這是很令人驚訝,他們怎可以寫出這些偉大的詩篇,這樣充滿知識。我們不能明白,他們沒有任何指引,沒有人告訴他們,但有一點,就是他們常常都好好照顧自己的頂輪。

有一種東西在阻礙著頂輪,就是你的額輪移向思緒,這就是唯一,唯一阻止你進入霎哈嘉瑜伽的東西。思緒常常都出現,因為人類自出生以來,對任何事物都有反應,對這些和那些事物作出反應,思緒來了又去了。一大堆思緒,因此,你的注意力不能超越額輪,不能住進頂輪。

所以我們首先要看甚麽種類的思緒在湧現,有時你也需要責備自己,你必須要說︰「這樣荒謬,我正在做甚麽?我發生了甚麽事?我怎能這樣做?」當你開始這樣做,這些思緒便開始消失。思緒來自兩方面,一是自我,另一是你的思想制約。它們是那麽深深的植根於你,令額輪不能穿透。這就是為甚麽我們有兩個梵文基本音口訣(Bija mantra),「Ham」和「Ksham」。第一個是有關制約的,你被賜予這種恐懼,「我不該這樣做,我不該這樣做,這是不容許的,那是不容許的。」就是這種制約。制約可以有很多種類,但自我卻是這樣︰「我一定要控制每一個人,我必須得到它。我必能統治每一個人。」這兩種思緒在你的腦海中,常常都互相跨越。

所以我們必須進入無思慮的知覺狀態,這是非常重要的,處於無思慮的知覺狀態是頂輪得到靈量滋潤的真正途徑。因為靈量不能通過,它通過不了,因此,正如我所說,有兩個Bija口訣,一是「Ham」,另一是「Ksham」

若你有制約,你會感到恐懼和害怕,你對自己有既定的想法。這些日子,人們這樣描述,他們會說︰「我的性格是外向的。」一些人會說︰「我是內向的。」另一些人又會說︰「我是嬉皮士,我是這樣,我是那樣。」各式各樣的事情他們也可能會聯繫到他們自己。這些念頭全都是來自外在的,不是來自內在。要到達你的內在,到達你精微的存有,你必須容許靈量穿越額輪,要穿越額輪,在現代是非常重要的,為此你必須靜坐。

若你靜坐時對自己有完全的信心,額輪便會打開,向上天委身,你必須委身於上天。當額輪打開,你會感到很驚訝。你的頂輪等待著轉化,藉由這上天無所不在的力量,給予你需要的幫助。你與頂輪的聯繫已經建立,你會驚訝於這七個輪穴是怎樣為你服務,怎樣幫助你,怎樣嘗試給予你所有真正的知識。

你取得的這些真正的知識能賜予喜樂,你看到這些真正的知識存在於每事每物,你不需要閱讀任何有關它的書籍。每一種境況,每一個人,每一朵花,每一件大自然的事件,你清楚的看到上天的恩典。當你明白上天的恩典,當你說︰「是你,是你成就萬事萬物。」你的自我便會消失。

紀伯倫曾經說過一些有關這偉大的事情,他說當羊活著,牠們不停的叫︰「我是,mai,mai – 我是,我是。」但當牠們被屠宰,牠們的腸被製成用作清潔棉線的繩,它會說︰「tuhi,tuhi – 你是,你是。」你看,以這種象徵性的方式,他們想說,你必須變成,溶解於這上天的力量裏。「是上天的力量成就萬事萬物,我又算甚麽?我只是掉進這上天力量的意識海洋的一滴水,祂自會接管和把事情成就。這樣對你成為偉大的霎哈嘉瑜伽士是大有幫助的。

你發展了治病的能力,但你不會因此而自負。你還發展了喚醒的能力,你也不會因此而自負,你發展了那麽多富創造的能力,你不會感到自負,你真的變得非常,非常富創意,極之富創造力,但在你身上發生的最巨大的事情,是你變成一種普世的人格。你開始明白每一個國家的問題,每一個民族的錯處。當你看到這些問題,你不像別人那樣看待這些問題,因為別人會利用它達到自己的目的,或許是媒體,或許是其他。你只想看到這些問題得到解決。你看,你的力量是那麽好,以這種念頭,我可以說,上天的力量完全控制一切,無論有任何事情騷擾你,祂立即接管,把它解決。

很多,很多問題都是被霎哈嘉瑜伽解決,若你是普世的人,問題也會在普世的層次得到解決。若你是一個普世人格的人,你變成某種媒介,或你可以變成上天力量的渠道,藉此它可以作出行動。因為你是純粹的普世人格,不會被這些,那些所牽引,這種純潔的霎哈嘉品格,可以很容易被上天運用。為此,就如我下午告訴你的一樣,我們必須對一些小事小心。

首先是憤怒,憤怒是我們擁有最差勁的。為甚麽要憤怒?有些人像這樣說話︰「我很憤怒。」就像他們對憤怒自豪。憤怒是絕對,完全愚蠢的徵兆。沒有需要生任何人氣,因為憤怒不能解決問題。因為憤怒,你搞糟自己,因為憤怒,你摧毀自己,摧毀自己的本質,因為憤怒,你真的搞糟所有事情。所以不需要,不需要對任何事生氣。但若有任何事情令你生氣,你必須安靜下來,看看哪裡出錯,為甚麽它會困擾你?這種靜觀可以幫助你把問題解決。

你首先要意識到你擁有特別的品格,就是你的頂輪藉由這上天的力量被打開了,就如你已經進入了偉大的神聖領域,在這上天的領土,你是重要的客人,你不是一個普通人。當你明白你為甚麽擁有霎哈嘉瑜伽,你為甚麽得到自覺,這些都是特別的,不應令你有任何自我,你擁有這些不是為了你的自我,而是令你明白你要做對上天有利的事情。我可以這樣解釋,比如你是畫家,畫家的手上是畫筆,畫筆永遠也不會以為它在做著甚麽,是畫家在做著一切的事情。同樣,當你與上天的力量合一,你只感到︰「我沒有做甚麽,是畫家在做,是畫家在處理事情。」誰是這個畫家,是這上天的力量,它愛你,關心你,照顧你,完全認同於你。

你會很驚訝,我收到很多信告訴我他們怎樣得到霎哈嘉瑜伽的幫助,怎樣在合適的時候得到幫助,怎樣在將會被完全摧毀的時候得到拯救。很多人寫信給我,我並不感到驚訝,因為若你與上天合一,它會照顧你,它擁有一切的力量,所有的力量。只有一種力量我是沒有的,就是控制你的力量。若你想摧毀自己,它給你自由,完全的自由。若你想摧毀自己,若你不想接受這上天的力量,好吧,不用接受,你有絕對的自由去做你想做的事情。這是它給予你的其中一種權利,這就是為甚麽你必須控制這自由,尊重上天的力量

今天是…我喜歡這一天,因為今天是屬於母親的,我也可以說是母親節,因為我想只有母親可以以這種方式成就事情。我們必須以極大的耐性待人。我見過很多偉大的降世神祇降臨,祂們很快就消失了,祂們活著的時間很短,非常短的時間,有人在約三十三歲時被釘十字架,有人則在二十三歲時到達三摩地(Samadhi),我想是因為他們不能忍受人類是這樣愚蠢。他們看不到他們可以為人類做些甚麽,因此他們失去了信心,又或是他們以為為這些人做事是沒有用的。因此,他們選擇還是消失比較好。

但母親的角色卻是不同的,她持續的為她的孩子掙扎和抗爭,她戰鬥至最後一刻,要看到她的孩子取得所有的利益。這種耐性,愛心和寛恕,是天生的,看,因為她的態度是非常不同,不為任何成就,也不為取得名聲,又或你所稱的某種回報或其他,她這樣做只是因為她是母親。若她是真正的母親,這是母親的徵兆,最少對自己的孩子,她會盡力,她會日復一日做所有的事情,想把她的孩子從災難中拯救出來。

霎哈嘉瑜伽是一個更大的家庭,為此你真的要藉由母親原理去成就事情,你不能用其他原理。就如我們擁有非常偉大的戰士,他們也做了很偉大的工作,像戰士一樣工作。我們也擁有一些為別人犧牲的人,各種類型的人都有。他們為著可以在人類間建立正法而努力工作,但他們卻做不到。這令我想到,只建立正法是沒有用的,首先要給予他們自覺。在靈的光之下,他們便明白甚麽是錯的,他們自動變得正義。這才是最佳成就的方式,而不是把正法強加在他們身上。因為當你把正法加在他們身上,他們不知道怎樣承受,他們消化不了。所以最佳方式,就是令他們意識到他們的靈,當靈的光出現,在這光中,他們清楚的看到一切,再沒有任何問題。這就是為甚麽這種母性品質是那麽有效。

我的意思是在每一個國家,都在彰顯母親原理,在每一個國家,都有描述和談論母親。但後來這些卻被那些不想談及母親的人所取代,因為他們的行為實踐不了他們口裡說的。因此他們說,最好還是不要談及母親。那些非常先進,非常成熟的人,他們才是真正的降世神祇,都常常談論母親,雖然如此,卻仍只是空談。

現在要像母親那樣去成就事情,以你的方式,當你在做霎哈嘉瑜伽,你要像母親,母性多於父性,沒有野心,沒有鬥爭,沒有妒忌,沒有這些,你只想你的孩子走上來,在屬靈上成長。若這是我們唯一採取的態度,你會因你是何等滿足而感到驚訝。看到人們在靈性上成長,是非常,非常令人喜樂的,不單只是空談,不單只是從閱讀而來,而是真正在發生,在我們內在實踐。

這種品質是大有幫助的,真的可以幫助每一個霎哈嘉瑜伽士變得有耐性,變得仁慈,變得謙卑。但你也必須去糾正,這是糾正別人的其中一種途徑。對那些不是來自上天的世界,來自正常的世界的人,要糾正他們是困難的工作。有些人脾氣太壞,他們不能忍受,沒有關係,你必須原諒他們。最好還是把精神放在簡單的,忠誠的,溫柔親切的人身上。那麽,所有那些難應付的人自會漸漸加入。你對待別人的態度必須像慈母般,必須要有這種母性。

我感到很驚訝,在西方的文學裏,我找不到孩子和母親的關係的描述,這是很令人驚訝的。完全沒有這方面的描述。一位母親怎樣看著她的孩子,孩子怎樣走路,怎樣跌倒,又怎樣站起來,以及他怎樣說話,所有這些漂亮的事情都曾經被描述,但卻不是在西方國家。我也不知道,他們從來也看不到這一點,我想,去描述母親的注意力是非常重要的,她是怎樣充滿愛心,怎樣充滿慈愛,怎樣忍受那麽多荒謬的事情,她是怎樣堅持,這是一種寛恕,不單只是用來抗衡或煩擾孩子,有時你也需要去糾正他們,你必須告訴他們,但要在合適的時候,合適的場合。若你告訴他們,他們便看到重點,不管是甚麽事情。

最先和最富說服力的是母親的親切和愛心。她不停的寛恕,給她孩子信心︰「有母親在,沒有甚麽可以發生在我身上。」這種信心運作得很好,你也要把同樣的信心給予那些從你那處得到自覺的霎哈嘉瑜伽士。讓他們感到你沒有生他們氣。他們是愚蠢的,我知道,他們有時也有點暴力。我曾經見過各種類型的人,唯有純粹的愛才能成就事情,純粹的愛是完全沒有任何期望,只去愛,以完全的注意力,想這個人變好。但在上天的工作上,你不需要依附這個人。就如有人還未到達標準,又是一個麻煩的人,他生你的氣,令你煩惱,還侮辱你,忘記這些吧。還有很多其他人,不需要只追逐一個人,依附一個人,令他們感到害怕。

最主要的問題是我感到所有霎哈嘉瑜伽士常常以為我是他們的,這是事實,無論我向你說話,我遇見你,無論是甚麽,你必須知道我是你的母親,你有任何問題也可以告訴我。有時,那些人向我提問的方式,令我感到他們是那麽低層次,智力是那麽低。他們問我甚麽?例如你到某位國王那裏,請求他給你半塊錢,國王可以怎樣說︰「這個人出了甚麽問題?他不懂該要求些甚麽?」同樣,當我們要求母親給予任何東西,必須是有價值的,有很大的價值的,必須是令你完全滿足的有價值的東西。你要求的東西,必須能令你稱心如意。我曾經看過有人要求這些,那些東西,我的意思是令我有時感到︰「天啊!怎會有這些要求非常低層次,非常小氣,非常無趣的東西的人圍繞著我?」

若你與頂輪合一,頂輪自會運作,它會帶你接觸人,帶你接觸到的人,令你驚訝於它怎樣運作。我到土耳其,我在土耳其的經驗令我毫無懷疑。我從來也沒有預期,土耳其人可以如獲至寶般接受霎哈嘉瑜伽,我真的不明白他們怎會接受我。最少也有二千人在跟進,但人們仍然很難走近他們去告訴他們。當他們可以近距離的會面,他們那麽多人,不肯離去。或許這是充滿紛亂的國家,受原教旨主義影響得很深。每一處,每一個國家也有自己的問題,我們必須要說,一種非常毀滅性的形象,每一個國家都有。在一些國家,我不知道怎樣,它們發亮發光,當他們變成霎哈嘉瑜伽士,便沒有任何問題。任何事都沒有問題,意思是他們是霎哈嘉瑜伽士,你不需要告訴他們,他們自會解決,他們明白,明白有甚麽問題。

就像每一個國家都有自己的問題,都有人層次不高,不是偉大的求道者。或許在一些國家,我感到,那些偉大的求道者迷失了。就像英國,我感到所有求道者都迷失在毒品,嬉皮士主義,所有這些荒謬裏。美國是最差的,他們迷失在錯誤的追尋上,很難找到有人正確地追尋。但漸漸地,它卻開始成就,但我仍然要說,我們不應只想著某一個霎哈嘉瑜伽並不特別的成功的國家,或地方,我們必須要想,霎哈嘉瑜伽在宇宙性地在成長,你是這個霎哈嘉瑜伽社會的一部分。

這是他們從未有過的稀有社會。有一或二個穌菲派在這裏和那裏,一或二個已有自覺的靈在這裏和那裏,他們只在受苦,他們的一生都被折磨,沒有人理會他們。我對馬哈拉斯特拉邦抱有很大的期望,但我卻很失望,因為他們一直差勁地折磨著偉大的聖人,我想他們因此現在仍然在付出代價。雖然我在這裏做了大量的工作,我感到他們的業(karmas)仍然不好,因為他們仍然,我可以說這是腐敗的城市,變得那麽腐敗。你看到人們的言行,整件事情都是那麽壞,雖然有霎哈嘉瑜伽,毫無疑問。我不可以說它到達如北方那種程度,在北印度,很驚訝,北印度人從不知道霎哈嘉瑜伽,他們也不是怎樣屬靈的人,但北印度人卻接受了霎哈嘉瑜伽,這是很令人驚訝。

所以你也說不準光會在哪裡顯現,就是說不準,無論光在哪裡顯現,我們必須接受。就算它沒有出現,我們也不必感覺不好。你可以怎樣做?你不能為開啓頂輪而打破他們的頭顱,他們的頂輪必須打開,以你母性的愛,母性的體諒,我可以肯定你必定做到,不,每個國家的程度可能不同,但我可以肯定,因為我感到這些偉大的聖人的punyas可以成事,又或許每當我有點失望時,我便會感到所有地方都可以成就到,霎哈嘉瑜伽會成長。

首先的是你的頂輪,只有你的頂輪可以反映上天的光。所以你的頂輪是極之重要,你必須靜坐以豐富你的頂輪,去醫治它,令它完全被靈量所滋潤。不需要做太多儀式,只要入靜,也要做班丹,就算是現在,當你外出,做班丹還是需要的,因為在這紛亂期(Kali Yoga)仍然有其痛苦,完滿期(Satya Yuga)正在出現。

我們要支持,照顧完滿期(Satya Yuga),所以開啓頂輪是非常,非常重要的,這是非常重要。那些想成長的人必須每天靜坐,無論你甚麽時候回到家中,無論是在早上,或是在黃昏,任何時候。當你進入無思慮知覺狀態,你便會知道你在入靜,你自會知道,你的反應會是零。看著一些事情,你只是看著它,你不會有反應,因為你沒有思緒,你不會作出反應。當你沒有反應,你會很驚訝,是上天,因為作出反應是額輪的問題。當你完全的處於無思慮的知覺狀態,你便與上天合一。上天自會接管你生命中的每一個活動,每一個時刻,會照顧你。你會感到完全的安全,與上天合一,享受上天的祝福。

願神祝福你們。

01:06:16)

現在我們有那麽多孩子,我也不知道在這裏的孩子該做些甚麽,他們只要來到台上,可以唱錫呂‧格涅沙的歌曲。

 

H.H. Shri Mataji Nirmala Dev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