錫呂克里希纳崇拜

Nirmal Temple, Cabella Ligure (Italy)

1998-08-16 Krishna Puja Talk: He Gives You The Witness State, Cabella, Italy, 54' Download subtitles: EN,JA,PT,ZH-HANS,ZH-HANTView subtitles:
Download video (standard quality): View and download on Vimeo: View on Youku: Transcribe/Translate oTranscribe


錫呂.克裡希納崇拜

1998年8月16日(義大利 卡貝拉)

今天我們要做克裡希納崇拜。克裡希納的力量很重要的是,它給你旁觀見證的狀態。這很重要是因為在鬥爭期,價值觀完全混亂的日子,各種混亂令很複雜的情況出現。只有透過靜坐才能有旁觀見證的狀態,即你到達無思無慮的狀態,這是結合起來。

這種旁觀見證狀態是你只是沒有反應。若你有反應,就開始出問題。要明白很簡單,我們不是透過自我就是透過超我,對任何事物有反應,不然是沒有其他途徑。以這塊漂亮的地毯為例,一旦我看到它,若我運用自我去想他們在哪裡拿到它?要付多少錢購買它?這是第一個反應。更甚的是憤怒出現,他們為何要帶這樣好的地毯來?有什麼需要放在這裡?就像這樣,反應一個接一個,以我的制約,若我看到這些事情我會說,這種顏色不適合克裡希納崇拜。這個克裡希納崇拜他們應用另一種顏色。反應一個接一個。持續下去即是說這種制約就這樣在我們內在建立。

源自我們制約的問題真的很可怕。例如,種族主義。我們有種族歧視——在美國更甚,即使他們沒說,你也感覺到這份歧視。若你來自義大利,你感到受歧視。若你來自印度,你亦感到受歧視。為何有種族歧視?什麼原因?為何我們會對另一個社區或另一種膚色有這種膚淺可怕仇恨的反應?你或許能理性的解釋,天啊!這些人他們絕對一無事處,或他們來到我們國家,為我們帶來麻煩。就是有這些制約。但若你看看,當他們談移民,美國人必定知道他們全都是移民,全都是。美國從來不是他們的國家,他們卻趕走印第安人,搶奪他們的土地,令自己成為美國的主管。而他們的反應卻是那些不是白皮膚的人,他們全都要受責備,受折磨。

若他們的本質是暴戾的,那麼這種暴戾的本質亦已進駐。他們開始互相殺戮。他們已經殘暴的殺害那麼多人,以為自己有權進入任何國家,殺死任何人,奪取不屬於他們的土地。實際上,土地不屬於任何人,沒有人有權進入任何土地,佔據它,趕走不屬於這個國家的人。

昨天是印度獨立日。我看到旗幟在升起——印度國旗,英國國旗在下降,能這樣是因為印度人民的奮鬥,他們受了很多苦後才會發生。因為英國人來到印度,安頓下來變成主人。這亦是一種以集體方式進駐的制約——你走進任何人的國家,趕走那裡的人或佔據那地方,變成主人。就像你走進別人的房子,趕走屋裡的人,以主人的身份安頓下來。只因為他們更聰明——或許他們更狡猾。以這份狡猾,若白人以為他們能統治黑人,你就不能發展旁觀見證的狀態。

這種制約就像瘟疫,從一個國家傳到另一個國家,有些人以為自己是最優越,別人是次等的。那裡的人也接受這種境況,他們理應與其他人是均等的,卻接受這種位置。以美國為例,因為美國慶祝這種情況,因為克裡希納是統治者——美國的統治者。他是黑皮膚的,在黑色那一面。在他統治的同一個國家,另一件大事是他們意識不到,若所有黑皮膚的人,或亞洲人現在都離開這個國家,我不知道什麼會發生。所有他們的運動都是由黑人主導。若你想觀看美國的運動,百分之九十九都是黑人。你想聽音樂,因為這些黑人,雖然他們是黑皮膚,那沒問題——就如你們白皮膚,他們黑皮膚,黑人有白人沒有的好嗓子,唱得那麼好,沒有白人能和他們相比。這是對膚色完全的公正。若你刪除亞洲人,所有醫生,所有護士,所有建築師,所有會計師,他們全都消失還剩下什麼?

你要明白膚色與你的聰明才智,你的價值觀,你的靈,毫無關係。我們在這裡是要成就我們的靈性。靈不明白什麼是膚色,因為這是那麼表面虛假,以某人的膚色來責備他是很殘忍的,反應也一樣。每一個行動都有反應。你發現黑人有反應,他們在回應他們的反應,可以是很危險。每一天,我觀察到他們有很差的反應——不是在美國,而是在全世界,他們現在想,他們必須起來反抗這種控制。他們的國家有不同膚色的人,我想皮膚的顏色有少許差別。他們都是黑人,但或許黑的程度有少許不同。因此他們搞小圈子,割開大家的咽喉。我在電視看到,他們是如何殘暴的互相撕殺。我不知道膚色有何不同,不管如何,他們聯群結黨,這群人殺死另一群人,那群人也來殺另一群人,不是兩群絕對敵對的人,不像俱盧(Kaurava)和般度(Pandava),不是正面和負面的人,不是這樣。他們全是負面的,不管白人黑人。他們開始爭吵。

打鬥這種暴力在增長。我想暴力是他們現在唯一運用來表達自己的武器。你看到這裡,有些事情發生在某處,你發現他們引爆炸彈殺死很多無辜的人。這樣做是很罪孽的。即使輕微的暴力也是種罪孽,這種暴力在克裡希納眼中絕對要好好懲罰。這是來自自我。你以為自己屬於某個部族就能殺害另一部族的人,或做類似的事情。一種古怪的想法在人類腦袋出現,你決定你有權殺害另一個人。有人說這或許來自仇恨,仇恨是自我的結果。當自我開始行動,它收集所有像仇恨、佔有欲、憤怒、暴力等等的品質。這些品質全都是來自自我,令人盲目。你盲目於不用以暴力對待任何人,不用憎恨任何人,不用殺害任何人這個事實,因為你有自我。

或許有人會說,母親這個自我怎會在人身上建立?當然,大部分是因為反應,也因為制約。若孩子自幼就有人告訴他,你要憎恨這些人,因為他們要被人憎恨,他們是錯誤的人,他們是壞人,他們就是這樣做,當孩子長大,他們的仇恨就像仙人掌般越長越大,殺死人。

人類這種行為是沒有任何合理解釋。若他們是人類就要有人類的品質。怎樣才能擁有人類的品質,只能在你學懂怎樣作旁觀者,不作反應才有可能擁有。就如你看到兩隻公雞在打鬥,你享受兩隻公雞在打鬥,人們卻享受一隻公雞死去,他們很快樂,就如殺害父母的人或做類似事情的人死去,這是很令人驚訝。在西班牙,現在有鬥牛,每一年有六次鬥牛,每一年鬥牛場的人數比這裡的人數多十倍,常常全院滿座,現在有女鬥牛勇士。若牛沒死,他們讓牛走到街上殺人。這種對暴力的享受仍在人的腦海中徘徊,很傷心的看到人們現在談人道,談和平,談喜樂,卻仍享受這種暴力殘忍的行為。他們不是有這種殘忍的行為,就是想看這種行為。你去看這些可怕暴力的電影,人們卻享受,享受這種電影,因此有人一再製作這種電影。你真的變成旁觀見證狀態,若你在旁觀者狀態,什麼會發生?若你看到這種事情發生,它會漸漸消失,若你在旁觀者狀態,若你在這層次,你視線範圍內都不會有意外發生。即使有意外你也能拯救那人,很主動的。這只是小範圍的事情,即使在大範圍裡,你也能做到做一些奇妙的事情。

我記得那時候我還不大老,我們住的地方與秘書處很接近,他們罷工要求馬哈拉斯特拉邦獨立。員警因此站在這裡,總部長命令他們射擊任何來的人,射擊任何經過馬路的人。他們全都享受這種射擊遊戲。我看到這樣真的不能忍受,我走下去請員警停止這種行為,他們停止。你很驚訝,他們停止。接著我把受傷的人帶到我的房子,把他們身上的子彈拿出來,叫救護車來,拯救他們。有一事,我處於旁觀者的狀態,因此我變得無畏無懼。

一旦你懂得怎樣處於旁觀者的狀態,就會完全沒有恐懼。因為若你不是旁觀者,就會受困擾,感到失望,受到刺激。你或許會加入這些錯誤的人。但若你處於旁觀狀態,這種狀態已是種力量。旁觀者狀態説明你戰勝很多別人的困難。有個關於聖人的中國故事:有個國王把他的公雞帶給他,說你把我的公雞訓練成要贏。他說,好吧。國王把公雞留給他一個月。當鬥雞開始,不同的公雞來自不同的地方,他們全都開始戰鬥,這只公雞只站著觀看著,只觀看著。其他公雞都很害怕,它們不明白為何這傢伙不受騷亂,它只看著,站著,什麼也沒做。因此其他公雞都消失在競技場,這只公雞被宣佈勝出。所以這是帶來非暴力的最佳方法。你到暴力的地方,站穩面對所有會發生的事情,這種旁觀者狀態起作用,停止將要發生的暴力。

旁觀者狀態不是種思維的狀態,是種靈性升進的狀態,你變成旁觀者。最佳練習旁觀者狀態的方法是不批評人,不批評。我看到人們每時每刻都在批評人,他們不能批評自己,所以開始批評別人,因此他們甚至看不到自己哪裡出錯。看不到他們對別人做了什麼錯事,因為他們以為自己有權批評人。他們享受這種批評。實際上,沒什麼要批評,你只看著,再看看自己,你只有這種權利。你沒權批評任何人或任何事。但有些人以為若他們不批評,事情就會繼續這樣,不會停止。不是這樣,一旦你靜觀,只靜觀你的注意力,現在已經開悟。以這份開悟的注意力,你就能停止這裡的荒謬事情。但我們常常有意識的以為自己很偉大,我們要做這樣那樣的事情。這種情況下,什麼會發生?就是你變成另一個問題。你能做什麼?你什麼也不能做,你唯一能做的只是靜觀。

透過靜觀,透過只看著事物本來模樣,你真的發展出一種很不同的存有狀態。首先,在那些只靜觀的人身上發生的事情是很有趣的,他們失去的記憶會少得多,因為不管他們看到什麼,都會變成圖畫,就如你可以說,他們甚至可以告訴你顏色,細節,告訴你一切。不管看到什麼,在他們腦海裡就如相片,他們能準確的告訴你他們看到什麼。你並沒有失去記憶。一旦你對任何事物都作出反應,你的記憶就變得很可怕。人們那麼慣於作出反應,就如我認識的一個男士,他慣於對任何事有反應。我曾與他在車子裡,他讀出每一個廣告,每一間店鋪的名字,每一個人,對一切都有反應,他只是在說,他是誰,這是什麼。我很奇怪…,看看這個男士,他說話太多。什麼會發生在他身上?最後我發現那些每時每刻都有反應的人變成…我想,實際上,他們會老態龍鍾的衰老或許他們會變得健忘。

這不是我們唯一的損失,當這類人在集體裡,當他們聯結起來可以是非常危險的,因為他們這種品質,他們要做一些事,必須做一些事,因為不管如何,他們為了某種目的而聯結起來,或我們可以說為了他們已建立的一些反應。不管是小事,還是大事,你會發現有些人就是這樣。一些有這種行為的人能聚集很多人,對別人可以傷害得很深。看看希特勒的圖像,這傢伙用九年時間看著猶太人在做什麼錯事,他不去看德國人在做什麼——他們對社會做著什麼錯事。那時候的社會也很壞,因為他們做著各種放蕩不道德的事情。希特勒在做記錄,這些猶大人就像這樣,他們做著這種事情,他們拿取金錢,他們借錢,他記下各種事情。因此,他建立了某種反應,我們必須以某種理由要這些人離開德國,接著他想,即使他們離開德國,他們會再次昌盛,那麼為何不殺死他們?我是說,甚至到達這種程度,你要知道,看不到任何類似希特勒做的這種事情,他的確做了,追隨他的人在不感到這是問題下也這樣做了,就如這樣做能帶來極大的歡愉或喜樂,或許這是份責任。他們怎會對這種殺害成千上萬猶太人的事情感到這是責任?即使猶太人對他們做了什麼錯事,他們也可以改正它,為何他們沈醉在這種暴力裡,想了結整個世界的猶太人?

這可以是非常,非常危險,因為一旦你失去旁觀者狀態,會跌進負面的集體裡。這個負面集體作出行動,以很壞的方式作出行動,這個世界的所有衝突,所有問題或許與此有關。因此作為霎哈嘉瑜伽士, 我們該怎辦?我們要沒有反應,沒有反應。若你看到一些錯事,好吧,你為此靜坐,你靜坐。若你發現任何錯事在發生,好吧,你靜坐。若某人對你不友善,在那個時刻不要有反應。當那個人安靜下來,你才告訴他或她,因為當他/她的情緒那麼波動,若你告訴他,他不會聽。漸漸地,我不是說你常常能說服這類人,但漸漸地你或許能令他們明白這樣做是錯的,他們在做的事情是錯的。

某程度上,你要明白,對任何蠢事有反應也是很自我毀滅的。就如有些人內在已經建立反應,你也看過克林頓先生的行為。我是說你不明白擁有這樣的地位,這樣程度的人,怎會有這種反應,必定是來自他孩童時,或我也不知道他怎會這樣。現在他很麻煩,也很丟臉。這也是,我認為或許是來自某種沈溺而作出反應。為何你要對女人,或對男人有反應?我就是不明白,這是現代文化最大的問題,特別是已發展的國家,每時每刻男人都看著女人,或女人都看著男人。為何要這樣?或許男人看著女人是因為他們想知道有多少女人看著他們,反之亦然。為什麼?為什麼有這種事情發生?因為他們有些低等複雜的品質,或他們想吸引每個人的注意。

我是說這些日子為了吸引別人的注意,想得到別人的同情,有人做了些可怕的事情。我是說若你看看自己的知覺,到達怎樣的層次,你會很驚訝。就如他們說有個女人殺死她八個孩子,只為想得到別人的同情。想想這些人在做的可怕事情!若你想別人對你有反應,就這樣做。他們想別人看看你,或對你有反應,我不知道怎麼說,你可以說令你感到自己重要。這種空洞的重要又有何用?但人們仍在追尋。這是現代生命很普遍的疾病,每時每刻你要有怎樣的外表,要怎樣在別人面前出現,怎樣走路,一切都是那麼愚蠢,浪費精力。

神已經創造人類,很多樣性,沒一個是複製的,沒一個是。即使在大自然,你發現樹木的葉子它們是那麼獨特,你不能把它們與其他葉子相配。人類就是這樣不同的被創造,他們就是這樣被創造出來。我們要接受,不管我們是怎樣,都是妥當的,為何你想像別人?這種反應是極之愚蠢,我想我們在浪費精力和生命在一些完全無價值的事情上。

作為霎哈嘉瑜伽士,你的價值很偉大。你來這裡是要把人從這些愚蠢笨拙的想法,這種行為裡解放出來。我不知道要責備誰,但忽然我們的注意力變得很分散,我們的反應變得很有趣。我們不知道人為何有這種反應,也不知道為何我們那麼介意別人有什麼反應,所有這些事情不單在個人層面,也在集體層面。因此,你看到新的價值觀已經被創造。作為母親,例如她自誇吹噓有多少男人在追求她,或她以為自己是了不起的演員。我不知道她們怎樣想自己,她們談自己的態度是很令人驚訝。若她是母親,她要是好母親,要看來像母親,但她們卻那麼全神貫注,那麼想讓自己變得極之有吸引力,她們要成為女皇,我也不知道她們想有怎樣的位置。與男人一樣,你要明白,若你內在有某些東西,若你內在擁有某種品質,某種令你有資格成為偉人的品質,這些品質自會彰顯,你不需要宣傳,不需要放縱自己,什麼也不用做,它自會顯現。若你對大眾怎樣看,你不關注,我認為你可以有很大的成就,你的大部分的挫折失望都會消失。

在霎哈嘉瑜伽,我也曾看到人們想炫耀,我知道誰在這樣做。但他們要知道,一旦你對外沒有反應,你就開始對內有反應,恰當的開始內省。當你看看自己,你會驚訝於怎樣讚賞自己,你是何等快樂。 現在若你再超越一點點,不去想所有這些事情,只變得無思無慮,只成為受人尊重的人,每個人都想與你為伴,都愛護你,關心你。因此我們不應介意別人有什麼反應,怎樣說你,怎樣看待你。你只要內省,看看自己一段時間後,你甚至不用內省。我在說一種境界,就如克理希納告訴阿周那,我不會戰鬥,所以在我和軍隊之間,我的軍隊,你要二擇其一。俱盧(Kauravas) 因此說,不,我們要你的軍隊,你的軍隊,你給我們你的軍隊,那麼我們的軍隊就會更強大。但亞周那說,我不想要軍隊,我想要你,你不想戰鬥,這就可以了。雖然他在旁觀者狀態,他不會戰鬥,但他的力量卻會起作用。他不用戰鬥,不用做什麼,他的力量雖然是外在的,寧靜的,卻會起作用。這就是為何我們能贏得戰爭。

你們全都要發展這份旁觀見證的力量。嘗試發展它,當你有反應,停止反應,對一切停止反應。你會很驚訝,發現自己很有力量。某種意義上,你會沒有野心,沒有欲望,對一切都沒有特別的喜好,你只是靜觀一齣戲劇。做旁觀者也是很有趣的,因為你明白一切事情背後的幽默,背後的愚蠢,你也明白人們怎會那麼暴戾,你只會取笑它,不會感到失望,不受刺激,沒什麼感覺,只會嘲笑它。一段時間後,你會很驚訝,你旁觀見證的狀態會增強。在集體裡,當你們全都有這種旁觀者狀態,在什麼也沒做,什麼也沒說,什麼行動也沒有下,你能創造奇跡,只要你的出現就能成就到。我不是說每個人都會有這種效果, 不是,不能這樣說,但大部分人都能。

任何在這種狀態的人都能帶來和平,帶來喜樂。我告訴你一個故事:有個霎哈嘉瑜伽士到另一個小島做霎哈嘉的工作,他住在小島,他發現整個天空滿布烏雲在打雷,他就像這樣看著黑雲說,等等才下雨,等我回來,我要為母親工作。他到另一個小島舉辦講座,辦好要辦的事情,當他回來後上床睡覺,忽然開始下雨,還打雷。即使大自然也明白,大自然明白你處於旁觀見證這個了不起的狀態。但若你很有野心,即使在霎哈嘉瑜,我知道有些很有野心的人,他們想成為領袖,我不知道他們還想要什麼。實際上,這全是錯誤虛幻的事情,他們想擁有虛假的事物,腦海裡擔心虛幻的事情。一旦你學懂怎樣旁觀一切, 就會知道什麼是虛幻,什麼是荒謬,什麼是幻象。要克服個性的問題, 最佳的方法是旁觀見證,對一切事情練習旁觀見證。在說話前,練習旁觀見證,在給任何評語前,只開始旁觀。這是非常非常令人滿意的態度。

克裡希納的一生最了不起的力量,是他擁有旁觀見證的個性。在沒有做任何事,手上沒有拿著寶劍,沒有談戰鬥,他幫助般度(Pandavas)贏得戰爭。不單如此,透過他的"薄伽梵歌”,他嘗試告訴我們怎樣戰勝邪惡。整部薄伽梵歌他都在描述旁觀狀態。若你現在從這個角度閱讀“薄伽梵歌”,你會很驚訝的發現,不管他看到什麼,他就像旁觀者般描述一切事情,他會告訴你這種旁觀者狀態怎樣説明他去明白人類。我們應說他不是那種大商家,因為他首先告訴你怎樣成為sthita pragnya,sthita pragnya 是處於旁觀見證狀態的人。若你看看sthita pragnya 只是個處於旁觀見證狀態的人,他怎樣生活,怎麼這麼快樂,怎樣看事物,這是很有趣,非常有趣。

首先,他描述的——不像尖酸的人,首先會說壞事,他先說好事,接著他說其他事情,告訴你到底什麼是三個面向。他先說Karma(業報) ,很多人在這一點上卡住——即不管我們在做怎樣的業,我們都因此有功德。但他不是,他沒有這樣說。若你懂他,你會知道他不是這個意思。他說的是,不管你要做什麼業,都可以去做,只要把結果留給上天的力量,結果是來自上天的力量。現在或許有些人以為他們已經有錢,因為他們做了些好業,就開始用錢來做各種壞業。他沒有這樣說,他說,把結果留給上天的力量,因為上天力量知道什麼對你最好。因此,若你以為你已經做了些好事,已經為某處的窮人服務,已為婦女或是什麼做了些真正的好事,你把做這些事情的結果交托給上天力量的蓮足。意思是不管你做了什麼,你也不會有自我。雖然他曾這樣寫過,要明白他,我們要再次處於旁觀見證狀態來看他對業寫了些什麼。

接著他寫了gnyana Gnyana,是你知道,這並不是說你要不停的閱讀書籍,不是,Gnyana是要知道你是誰。即是說你要成為霎哈嘉瑜伽士,借此你透過生命能量知道很多事情。Gnyana的意思不是閱讀書籍。透過閱讀,你變得更無明,所以gnyana是說你必須認識自己。若你不認識自己,就不認識一切,因此說到你必須有自覺,必須認識自己,這是他說的第二件事情。

最後,他談bhakti Bhakti ,是虔敬委身。克裡希納怎樣描述bhakti,這也是他的把戲。現在你在街上發現有人唱 Hare Rama, Hare Krishna。他以一個字總結,他說,你必須ananya bhakti。Ananya的意思是當沒有其他,即是說當你已沉沈在上天,你與上天合一,那麼你必須bhakti,不然我不會接受。他說,若你給我一些葉子或一些水果或一些花朵,我會接受,我會接受,但對他而言,真正的bhakti 只有你與上天合一才有可能發生,不然這只是一場表演。所以bhakti的第三部分只有在得到自覺後才會出現。在bhakti中,你看到,沒有什麼是價值,你要為此付多少錢,你怎樣購買它,這些都不重要為此。

羅摩是個了不起的例子,他走進森林裡,有個來自低下階層老婦,即她是他們稱的Bhilini,這些人住在森林裡,她帶了一些醬果來獻給羅摩,說,我嘗過所有醬果,它們都不酸,我全都嘗過。在印度,任何人吃過的食物,人們都不能吃。我是說,我們不能吃過任何食物後,再給別人吃,這是印度文化。但羅摩卻拿來吃,他吃過後說,這樣奇妙的水果,我從未嘗過這種的水果。拉斯曼就很生氣他說,你這個蠢女人,你吃過這些水果,這就是你給羅摩的水果,你為何要這樣做?悉旦在看著,她問他,為何不也給我一些這些水果?他把水果給她,她說,我的天,這些水果是何等美味!我從未吃過這樣好的水果。拉斯曼的脾氣也消了點,他問,能否給我一點?她說,為什麼你那麼生氣,我為何要給你?最後,她給了他一些水果,他在這些水果裡看到什麼,他看到愛,這個住在森林裡的老婦的愛,她的愛很重要。 所以當你想送任何物品給人,重要的是你的愛,不是你付了多少錢,你花了多少價值,不是這些,你是出於愛才這樣做,要能清楚的看到愛。

若這種事情能發生,即使克裡希納也有同樣的事情發生,他走到——那時候他們稱那地方為Hastinapur ,是俱盧(Kauravas)管治的地方,國王是Duryodhana,他問他,你留下來,與我們一起進食。他說,不,我不能來。他要去找女僕的兒子Vidhura,因為Vidhura是有自覺的靈,他是個有自覺的靈,所以他到他的房子,與他一起進食,吃一些很簡單的食物,因為他是有自覺的靈,對他而言,與他一起吃是最好的。

我們的價值觀要建基在像愛這種品質。你那裡得到愛,就要依附在那裡。若你遇到有自覺的靈,就要依附著他,而不是依附著只想著自己,以為自己很了不起的俗世人,他們或許,但你作為霎哈嘉瑜伽士,要尊重、體諒、感受人的愛。若你沒有旁觀者狀態,你只會看到這個人擁有多少錢,有多少車,穿什麼衣服,只會考慮這些。在旁觀者狀態,你會明白,你會得到來自這個人的生命能量,你會明白這個人是屬靈的。這就是為何你會黏貼著這類人,你不會走向虛假表面,而是走向擁有真正的個性品格的事物。

願神祝福你們!很感謝你們。

Hello. I would say that after this Puja, I expected all of you to keep quiet. But everybody was talking. I don’t know why, what had happened to you? You must enjoy the silence within yourself. I hope you’ll understand that. Thank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