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活節崇拜 Istanbul (Turkey)

復活節崇拜  土耳其  2000年4月23日
 
 
今天我們慶祝基督復活這件盛事。你的再生也是這個模式,你也在神聖的愛中得到新生命。你們也知悉有些更崇高的事情必須發生,也要發生在你們身上。但是,沒有人知道它怎樣發生,也無人告知你的內在是怎樣的。聖人只告訴你們的行為應怎樣,他們只說你應過怎樣純潔的生活,忠誠的生活,但他們沒有告訴你們那是怎樣達成的。當然,印度人知道,少數,很少數的印度人知道。但現在,因為你們,這種知識已經成為全球的知識。
當你的靈量昇進,她是你的母親,她是你個人的母親,她給你再生,這樣你便可與神聖的天堂連結。這一切,如果沒有自覺認知是沒有意義的,但是人們已被告知關於它的偉大思想,也答應某天會得到再生。這是最重要的事,這是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事件。每一個人也覺得可以達成重生是很幸運的。這一切皆因你渴望它而能達致。在你們的生命中,你們渴望到達天堂。人們進入深山幽谷欲尋求它,你們已做了。你們不用放棄什麽,不需要放棄什麽。這些放棄都是錯誤的思想,我認為是不合時宜的。
現在你需要得到霎哈嘉重生。自然的重生。你不需要做任何事。它就是這般簡單已很成功了。我確是很快樂見到這麼多人。尤其是回教徒,我本來很擔心他們,怎樣可以拯救他們呢?他們在很多錯事中迷失了。大家要明白《可蘭經》是在穆罕默德死後四十年才寫成,有些字句可能變動了,有些意義可能含糊不清。還有一本名為《Sunna》的書也在當時出現,由某位並不很偉大的人撰寫,因為他不是有自覺的靈,我不明白你們怎可以以宗教明白他的詩篇,不論他怎樣寫的詩,你們又怎可以準確地詮釋呢?我也是詩人,我本來也可寫詩篇,但我沒有,因為詩篇可被曲解,也可被濫用,那就是詩篇的問題。
在古印度,也同樣有這個問題。例如,卡比爾 (Kabira) 寫了很美麗的詩,但是它們被詮釋得莫名其妙,與詩歌的精神相去甚遠,人們可以把字句的意思扭曲以迎合他們的需要。我發覺如果寫有關聖靈的詩篇,這種情況正正就會發生。在我所見的所有宗教中,任何詩篇都會被扭曲。在《聖經》裏,保羅負責策劃有關基督的刊物,他不想寫重生,也不想寫聖靈懷孕。這些都在他腦海中,所以多馬 (Thomas) 要逃往印度,而約翰則拒絕寫任何東西。因為所有這類人都在管事。他們以為自己掌管職份,有責任這樣做,但他們卻不稱職,他們沒有權這樣做。結果,基督教對於人類內在的成長採取了很錯誤的態度。今天你們可以看到這個後果,你看到天主教廷所發生的事情,你會很驚異。這樣的機構怎可以是宗教的機構,那裏發生了這麼多無理的事情?
我也是在基督教家庭中出生的,我被他們那樣詮釋基督的生命所嚇驚,還有他們那樣有權威地談論它。很多書出版了,還有大規模的講道!他們所說並不真確。連我父親也有同感,因為這些書的作者都是十分後期的。第二,那些寫書的人並非受上天委任而寫的,他們不是有靈性的人。他們只想有權力,在宗教中有權力。宗教的力量應該是內在的,是要讓人醒覺的。我一定要說,多謝這國家及其他國家的蘇菲派(Sufis),他們知道還有些超越這些書籍及說話以外的道理。
我們有這樣的庇佑,在每一個國家,我們也有一些人說出真實,說出真理,雖然他們受到迫害,受酷刑,有很多還被殺害。今天這些事仍在發生。我發覺,人們不願聽真實,不肯聽真理。但昨天我很快樂,真的非常高興見到回教徒、伊斯蘭教徒聚在一起,他們明白有一個比每日的儀式更崇高的生命。他們一直過著充滿儀式的生活,工作得很苦。四十天的捱餓,去到朝聖,做盡苦行。但他們並不團結,即使他們之間,也沒有團結,在某些地方他們還互相殺害,這令我吃驚!怎可以這樣?因為這些所謂的習俗並沒有使他們團結在一起。他們並不合群,他們只是分割的個體,是被絕對無知的人所帶領的派別。
所以我們要為這些人的團結而慶祝,為這些人的群體性特質而慶祝,他們曾失去真理。他們以往不知什麼是真理,但仍然追求,求道者不會為任何的存在而找到慰藉。他仍會尋找,尋找,尋找,直至找到真理。但也有些求道者會迷失方向。在求道中迷失了。很難說服他們,讓他們知道自己已迷了路。他們只可從自己的生命中領悟。他們成就了什麼?他們有經驗嗎?要信服你所得到的,你要去証實它。你可以在別人身上証實,你可以在自己身上証實。無論你是誰,你就在你指尖上知道。
在《可蘭經》中曾說過兩件事:Qayamat和Kiyama這兩件事。很多人不明白它們的分別。一是指復活降臨,一是指毀壞的來臨。人類的復活就是Kiyama,那時你的手會說話,你的指尖能感應能量。我認為穆斯林,順服委身的穆斯林,認為被揀選成為天國的高人的穆斯林,他們的手一定會說話。否則,他們不是穆斯林,我不會稱他們為穆斯林。他們只是人,但不是穆斯林。所以每一個穆斯林,或任何認為自己是穆斯林,他應該感到手上的能量。他的手在復活的時刻,在Kiyama的時刻,不是在Qayamat時,一定會說話。這兩個字在人們的腦海中混淆了。根據《可蘭經》,能以自己的雙手或指尖的能量証明自己的成就,証明他人的便是穆斯林。但這種情況沒有人提及,他們並不知道。他們只知道去麥加再回來,成為了朝聖者(Haji),只此而已。
大家還要問一個問題,很重要的問題,為何穆罕默德很明顯反對崇拜石頭?為什麼他卻叫人圍繞那塊黑色正方的石頭走?那有什麼目的?那石頭為何如此重要?如果你問任何所謂穆斯林,他會說這是命令。但你可以問,究竟為何?那只是塊石頭。為何穆罕默德叫你們圍繞這塊石頭走?那裏有很多雕像是用石造的,人們開始崇拜各種雕像,正如在印度也是。但這些石頭是上天創造的天然聖石(Swayambhu),在印度經典中所稱為的Meccashwar Shiva。在印度我們各處都有濕婆神,有十二個靈柱(Jyotirlingas)。如果我告訴你,你不需要相信我,但你可以用你的能量証實那是不是濕婆神,黑石也一樣。穆罕默德發現這是Meccashwar Shiva,所以人們要圍著它走以得到濕婆神的庇佑。但那卻只成為了儀式,整件事只成為儀式,沒有人可進入得更深。
基督教也一樣。今天,他們誇大了懺悔及罪惡感。他們為何這樣做?他們本應負責守持美德及良知善性的。他們為何這樣做?為何做這樣錯的事?然後求神的寬恕!因為他們不是自覺的靈,他們不是霎哈嘉瑜伽士。如果要霎哈嘉瑜伽士想做錯事,他們知道是錯事,就在他們的指尖上知道,或者可以叫他們離開霎哈嘉瑜伽,但這是對霎哈嘉瑜伽士最大的懲罰。如果我叫他們離開霎哈嘉瑜伽,他們不會喜歡。為什麼?因為他們感覺與真實分開了,所有真實的庇佑也失去了,這是他們的想法。那懲罰不是什麼,只是離開霎哈嘉瑜伽,看來不是什麼懲罰。霎哈嘉瑜伽是完全的自由,完全的庇佑,完全的和平與喜悅。
奇怪地,如果你讀《可蘭經》,你會奇怪,穆罕默德想帶來和平,但現實卻非如此。我遇過從喀什米爾來的人。他說和平在哪裏?他們不斷打仗。我們要和平。但奇怪,他說在印度你才找到和平。但喀什米爾是個瘋狂的地方,在那裏每個人在任何時刻都受到排斥,每一件事都因伊斯蘭之名而受到襲擊。所以我說,那不是伊斯蘭。伊斯蘭的意思是順服。他說如果你投降,他們會殺你,我們沒有受保護。那是很奇怪的,非常非常奇怪,現在穆斯林也明白這不是神聖的生活,因為在神聖的生活裏,人人平等。你知道我們在全世界也有蘇菲派,我讀過有關他們的記載。我讀過在土耳其(及其他地方)的蘇菲派。在印度我們也有蘇菲派,雖然他們不稱為蘇菲派。Sufis的意思是,我不知你會怎樣想,但根據印度的理解,Sufi是Seaf,Seaf是清潔、純潔的意思。純潔的人就是Sufis。在純潔中他們只見到神聖的恩典、神聖的愛、神聖的和平。他們只談和平,不談戰爭。任何談及戰爭的人都沒有權去爭鬥。
戰爭是絕對瘋狂的。甚至動物也不會那樣打鬥。我們想及戰爭,想及傷害他人,就連動物也不如。不可以這樣做,要全面制止這樣做。無人有權殺害任何人,除非他受到襲擊。所以我們聽到的復活是 — 我們超越很多事情。我們失去具破壞性的質素,梵文中這叫「Shudripu」,即我們的六個大敵 — Kaam、Krodh、Mada、Matsar、Lobh和Moha。Kaam即性變態;Krodh即發怒;Moha即迷惑;Mada指傲慢;Matsar指妒忌;第六是貪婪。這六大敵人在我們腦海中,出於我們的無知、成長歷程,以及所讀的東西。無論是什麼,無論發展了什麼,都會因我們靈量的提昇而消失,你會與神聖合一。你在好的基礎上,明白自己找到真理,不再有這些壞習慣,它們都消失了。
而你則進入你內在的、神聖的、復活的國度裏。這是人類真正的復活。現在你仍知道一些精微的事情,雖然人類嘗試毀滅這些書籍,破壞它的意思。雖然如此,那精微的事情仍然存在。例如復活節我們奉獻雞蛋。獻蛋的意義是什麼?為何我們要獻蛋?首先我們獻蛋,因為蛋是會蛻變的。它會變成小雞,它會重生。那雞蛋可以再生。所以這蛋成了復活節的象徵,它的意義是你可以成為另一個人,一個改過的人,有靈性的人。你可以「成為」,就是那意思。為何我們獻蛋?人們不知道。我問了很多人。我問了很多修士,他們自認是基督教的權威人物,他們也不知道為何獻蛋!第二,如果你讀過有關格涅沙的出生,而你繼續深入去看,你會驚訝書中記載那稱作Brahmand 的,意即梵天(Brahma)的蛋,它生出,一半成為摩訶毗濕奴(Mahavishnu),即是基督,另一半仍然是格涅沙。當摩訶毗濕奴出生時,祂呼叫著找父親。試想想祂找祂的父親。現在,如果你見到有關基督的記載,他常用他兩根手指。沒有其他降世神祇是用這兩根指頭的。意思是一根是喉輪,另一根是臍輪。意思是祂說祂父親是臍輪的皇帝。那是誰?你們清楚知道,他是毗濕奴,降世成為克里希納。所以,祂所指的是祂們是祂的父親,多麼清楚的指出來。為何不是用其他手指的手勢?他常伸出這兩根手指,意指:「我父親是毗濕奴,祂就是克理希納。」在有關克里希納生命的記載中,他們說摩訶毗濕奴將是你的兒子。這些事情都沒有放在一起去瞭解,正如我告知你們,它們都被分開了。但如果你清楚明白,你便可知其中關係。基督是毗濕奴及克里希納的兒子,他受庇佑,成為宇宙的支柱。很清楚地說出:「你將會支持整個宇宙。」
另一半是格涅沙,祂也是支柱,支持靈量。祂照顧靈量,照顧母親的貞潔。而另一個表現為耶穌基督,祂是整個宇宙的支柱。自然地祂也是道德的基礎,因為祂是格涅沙的一部分,是人類的道德基本。只有在道德基礎上你才會得到支持,不是其他無意義的東西,但在基督徒的生活中是沒有道德基礎的。任何事也可以,真奇怪!只要你不是在天主教或非天主教教堂中離婚,你做什麼也可以。甚至結了婚也可以做你喜歡的。甚至在梵蒂崗,我聽說也有這些問題。
如果你認為自己是已受浸禮的人,怎可以這樣?我的意思是這些神職人員為浸禮而大事慶祝。頂輪在那裏?靈量在那裏?你怎樣得到再生?那裏沒有再生,只有修士用手放在你的頭上。他不是自覺的靈,對孩子來說這是個問題。我見過很多孩子,被這些修士祝福時大哭起來,因為他們是自覺的靈,修士們卻不是。很有趣的,這是神職人員的問題,不是基督的問題。但他們之間關係如何?基督代表道德。而關於祂,在現代,他們說盡不潔的話。他們不能明白有道德的人。我們已到此地步,道德已無用。你做你喜歡的,只要你到教堂懺悔,那便可以了。
這些就是現代宗教荒謬之處。每個宗教皆有問題,而最壞的,我認為,就是當你有全世界的支持,正如做領袖的,你怎可以讓人有這樣不道德的生活?若你追隨基督,怎可以容忍不道德?不可能的!祂是道德的化身,祂是格涅沙,你怎可以讓人上教堂,上廟宇,又准許他們過不道德的生活?這些人得到什麼救贖?基督生命的基本,整個基督,是道德,是聖潔。
格涅沙最先是由太初之母所創造,因為她想四周純潔,她希望人類能享受純潔,他們的性格可以照耀他人。如果有雜質,例如在玻璃上,你放這玻璃在光上,光怎能穿過呢?不純潔的生命不能照耀他人,也不能顯示內在的光。兩者的道理正是一樣。但人們說我們必須接受,因為如果你想你的宗教有多些信眾,你需要接受很多事情。其中之一便是不純潔。試想一想!在基督居住的地方 — 額輪,如果你的眼睛不潔,充滿慾望和貪念,你便是跟基督作對,便是反基督。如果你的眼睛清純潔淨,你便可享受神的愛,否則不可以。你也可享有其他霎哈嘉瑜伽士的愛。你可以完全享有,如果你的眼睛是潔淨的。想像一下!如果你的眼神鬼祟或其他的,你怎可自稱為基督徒呢?你不可以。無論你有什麼證書,你也不是。因為追隨基督的必定有絕對道德的生活。那是內在自我的要求,我們必須有道德及潔淨的眼睛。據我所知的西方生活,眼睛是不潔淨的。他們會上教堂而眼光則四處打量!怎可以呢?你怎可以這樣做呢?如果你認為基督復活而你也會復活,首先,你眼內必須有純真的愛。純真的愛不是相對的,不能被污染,不能有慾望及貪念。這兩樣東西必須從你腦海中完全消失。現今的世代,人們充滿貪念。我不知他們有些什麼,因為我並沒有研究人類的不道德。我所見的都是如你們般的美麗的人們。但當我希望明白所謂西方文明,我很驚訝。據我所知莎士比亞是「Avadhoota」,意思是不會有毀滅性壞習慣的人。Avadhoota是很高品質的瑜伽士,但他們把他說成追求女人的蠢男人。他們不能明白道德完美的人,有道德的人。他們不能明白,因為他們不是自覺的靈,他們不是霎哈嘉瑜伽士。所以他們心中並無道德觀念。他們自己這樣便以為別人也是樣。其實他們這樣做是為了證明自己是對的。如此醜惡及恐怖地形容這樣偉大的人物,證明人類的價值觀確是低下了。他們不能明白理想的人格,他們以為所說的正是超越真實的層次,但他們卻不知道真實是什麼。
昨天的蘇菲派,我對於他們說的四個階段有很深的印象。Hakikat意即真實,你要進入真實。真實是什麼?這不是一種看法,它不是見到什麼而是要成為什麼。如果你看,你看見白、紅、黃。但你不是。當你是,你便是真實,你散發真實,見到它,享受它,生活於真實中。這是真實的生活,你不耽於不真實的事,幻想的事,不神聖的事。現在你不會,你是真實,是Hakikat。正如他們所說,你是真實,你的行為散發著它,在說話中、生命中,一切之中,這帶來靈性中最大的力量。任何虛假、錯誤、破壞的,都會遠離代表真實的人。這是自動發生的。他們已是醒覺的靈的整體以及部分。
所以,復活已發生,無可置疑。你的手已說話,我不用給你命令或指定的路。你是自由的,你就是光。你既是光,還何需告訴我你往那裏走。你自知道有光明,你跟隨自己光明的路,用你自己的光,不需其他人叫你不做這不做那,不是那樣。你自己衡量,不對的你不會做。若你是這樣做,你也知道你要再昇進一點才成。你是《可蘭經》內所述的Nabis,即讓全世界得到復活的人,他們拯救活在骯髒以及腐敗的人。看那些少數的蘇菲派,他們是潔淨的人,看他們怎樣帶領他人進入更崇高的生命。你們正要如此。你要帶領他人的生命,這是你的工作。不用抱怨周圍發生的事,忘記他人的愚蠢以及不道德,只需知道自己是誰。
你要知道自己及自己最純真的責任。正如我名字所述,你們是我的子女,是Nirmal的子女,是純潔的子女。純潔是你們生存的基礎。你們要看清楚,欣賞藝術,欣賞美麗的東西,欣賞由美麗靈魂所創造的,那沒有錯,但當中沒有慾望與貪念。
純潔的欣賞,純潔就是訊息,若你內在純潔,你便會愛自己。正如我愛你,你會愛一切。你明白這愛來自純潔。你的純潔綻放,你純潔的香味,你時刻都在享受,你的愛流向需要愛的人,需要照顧的人。
不用擔心那些毀滅的人。只有這個字可形容他們,雖然還可以有很多說話形容他們。讓他們毀滅吧,他們正毀滅自己。為何擔心他們?他們以為毀滅他人,其實正毀滅自己。忘記他們,忘記吧。你以為自己需要為世界建造而負責,這不是少數人可為。你們十分聰明,有知識和明白事理。你們不像基督的門徒,他們未受教育,不明事理,自覺也未達你們的水平。不論他們做什麼,以致這基督教弄得一團糟,但你不會重蹈覆轍。你要創造一個新的、全球的宗教。
我很高興你們來自全世界。這是全球的運動,並非有限信念的宗教可比。它們已毀壞每一宗教,包括伊斯蘭教、基督教、印度教,尤其是佛教。在佛教中,你放棄一切,擁有的一切皆交給導師,想像一下!那導師是貪心的人,怎可以令人復活?他很貪心,誤導他人,只懂拿去一切!基督教也是這樣,你做修女、神父、修士,完全荒謬!他們內在並無改變。有人來見我,我問他為何做修士,他說他沒有工作,便做修士。他不適合任何工作,最低限度便做這神職。怎做?別人告訴他傳什麼道,他練習了,背誦了,便說這說那。他是被亡魂附著的人,沒有頭腦,不知自己說什麼。在《聖經》中拿出一句便說一番。把所有人都悶透!十五分鐘內人們便想離開教堂。傳道完畢,他們跑出去呼吸,並感謝天!難道這是宗教?這是你的遭遇?不,不是。你應享受自己,享受集體的自覺,享受善良及道德。整件事像生命的精華,那可改變全世界。
儀式太多了。印度教有太多儀式。你坐左,坐右,做這做那。你姊妹死了,你要捱餓多少天。丈夫死了,多少天呢?死了便死了,身體完結了。你絕食多少天是錯的。若你絕食,亡魂便來找你。但儀式仍然被那些自以為偉大的人製造。他們不是,更不能負責道德及崇高的生命。他們過著平庸無用的生活!我去了格涅沙的廟宇,被認為是天然聖石 — 那八間廟宇之一。我奇怪那主持是癱瘓的,他的兄弟死了,他的兒子也癱瘓了。他說為何格涅沙這樣對他。我問他為格涅沙做了什麼?賺了多少錢?他說很多。金錢做了什麼?有為社會做事嗎?改善他人生活嗎?照顧社會,還是照顧自己?他因此而癱瘓了。他的兄弟兒子也是。他還怪責格涅沙!他問那是否格涅沙。我答是,而「你不是,你不值得祂庇佑。」他說不用理會我說什麼,只需醫好他。我說:「你要答應把所用金錢用作改善大眾的生活。」但他們怎會?他們不是覺醒的靈。如此大量宗教人士穿著可笑服飾,他們是死人,帶著惡性能量到處走,我不能明白!其他人很簡單,說:「啊,他是祭師!」他們便尊重他。但他們不知,他們還未確定那自稱祭師的人的精神價值。這是你們的工作。你不用跟他們打仗,不用推翻他們,不用形容他們,只要明白你們是不同的。你有權利,有權力。你有力量及信心去拯救他人,你是覺醒的靈,你已復活,你是瑜伽士。我完全同意這些,但你的工作是什麼?為何事情如此發生?為何這光到你身上?正因為你要帶領盲目的人,引領他們到光明之處。你的復活目的就在於此。這不單止是為了你的追求,上天的恩典要使你令世界變得神聖。你令多少人覺醒?你跟多少人說話?有一次我很驚訝,那次我坐飛機,有個女士要向我傳道,向我說她的假導師。她不斷地說!我聽她說。但霎哈嘉瑜伽練習者不會這樣。每一個霎哈嘉瑜伽練習者都要宣揚霎哈嘉瑜伽,但不是向錯誤的人說,而是向適合的人說,你要這樣做。你們是開悟的人。並非住在森林或隱躋於世界,你們開悟,你們復活,正是要去開悟他人。你的責任如此,你也有能力做到。很多人已做了,很多人做了,無論是男是女,也要這樣做,這是你母親對你們得到自覺的靈的要求。注意力應放在自覺上。你要覺醒多少人?你要救多少人?這是簡單任務。你只需喚醒靈量,只需喚醒他人的靈量,給他們復活。你不用做任何事,生命並不困難。你的工作是最易的。只需提起手,手中有力量,用你的手給他們覺醒。不要失去信心,我說你們是重生的,自覺的靈,你們要在世上創造天堂!
 
願神保佑你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