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輪崇拜 Nirmal Temple, Cabella Ligure (Italy)

頂輪崇拜 意大利卡貝拉2001年5月6日
 
今天,我向所有已經發現真理的霎哈嘉瑜伽士致敬。從遠古以來他們一直追尋真理。當人們發現除了向上天交託順服之外,沒有其他的方法可以令人發現真理,他們卻不知道怎樣去做,怎樣將它成就出來。
 
全世界都有真理追尋者,我去到土耳其,使我吃驚的是那裡一直有很多蘇菲派(Sufi),但他們的信徒都未是得到自覺的靈,因為蘇菲派人士也不知道怎樣得到他們的自覺。黑暗就是這樣的在尋道者周圍存在。
 
當我還是小女孩,我發現全世界的人對怎樣找尋真理是全然無知的,因此許多人迷失在不同形式的宗教信仰和儀式之中;從早到晚他們經常做一切的儀式。不論他們是印度教徒、基督徒、穆斯林,他們都相信做這一切宗教儀式就能到達某層面,將認識真理、將得到你的「自覺」。這些尋道者到錯誤的導師那裡和被誘到錯誤的方向,是因為真切的、由衷的尋求。他們完全被誤導,他們被誘到錯誤的地方,進入黑暗的領域,他們不知道在追尋什麼,應當追尋什麼,應得到什麼。
 
曾經有預言,「鬥爭期」(Kali Yuga  黑暗時期)會來臨,人類將尋得真我。有一個有關那羅(Nala)和迦利女神(Kali)的故事。迦利帶走了那羅的妻子達馬楊提 Damayanti(意即太太),因此當那羅捉到迦利,就說:「現在將要殺你,因為你作惡多端,你對我作出這樣的傷害。」迦利說:「你可以殺我,但你先應該知道我的重要性,什麼是我的摩耶幻相 (mahamaya )。我的重要性是當我的時間來臨 ──當鬥爭期來臨──所有在叢林裡、在山丘和深谷中、在喜馬拉雅山裡的尋道者,他們將變成普通的尋常百姓,他們將會是尋常百姓──他們不再是遁世的出家人(Sanyasi)──他們將是尋常百姓,他們將尋獲真理。
 
這個預言在很久遠之前,並且有書籍記載,你應該讀過《那羅往世書》(Nala Purana),說人類得知真我的時間將要來臨。所有宗教都述說同一件事,就是「你應該認識你自己」。伊斯蘭說同樣的事,佛陀說同樣的事,基督徒說同樣的事,印度教說同樣的事。直到現在他們仍繼續作種種技倆,但他們自知「未有發現真理」。
 
所以這是我的工作,由孩提時開始我就知道我必須去做。但當我看到人類,他們是如何在黑暗內,如何帶攻擊性和多麼充滿罪惡。他們的行為是那麼殘忍,那麼令人難以置信。這時也是我看到希特勒來臨,且我的國家完全受奴役。所以第一件事是使我的國家解放,這是很重要的。這也是當時我為國家的自由運動擔當了很活躍的角色的原因;我的父親和母親也一樣。但當我們得到自由,不知何故,過了一段時間之後我們迷失了。人們開始沉迷於各種錯誤的時髦玩意,那些所謂「娛樂」。
 
由於這一切,我發現全世界有一股巨大的追尋力量,但被一些說謊者充分利用。他們騙取了大量金錢;他們也用假知識令尋道者被詛咒──我不知道這些人要怎樣對待他們。許多尋道者就這樣迷失。除此以外,我走到美國,對發生在那裡的事感到很震驚。但我沒有辦法,因為他們在精神上如此不健康,他們正正不能了解什麼是他們必須有的,也不明白人是不能以金錢換取真理的。
 
後來,當頂輪打開後,事情就展開了。你們知道我怎樣把頂輪打開的故事,和怎樣由我一個人開始給予他人自覺。但在美國我非常失望。我想:「它怎樣才會茁壯成長呢?怎樣才可將它發展呢?」
 
在印度,當時我們大約有二十五個有自覺的靈。他們明白有自覺後他們得到什麼,他們明白自己已變成非常好的人,他們放棄所有的壞習慣,他們也希望崇拜我。我說:「不、不。不要崇拜我,因為人們不會明白。」但有一天他們催逼我,故在房子的露台上他們來崇拜我,因為有人告訴他們「這就是女神」。在崇拜後,一個被鬼附的女僕走過來,開始以女神的名字叫我,人們便說:「你在說什麼?」她是女人,但說話像男人。她說:「我告訴你們事實,她是到來拯救我們的女神。」她說的不是女僕的語言,而是十分教養有的婆羅門,會說出所有商羯羅大師(Adi-Shankaracharya) 的讚美詩。這是十分奇怪的!他們問她幾個問題之後她就暈倒。我對他們說:「不要聽她的話,那是沒用的。」但他們不同意,他們接著說:「母親,我們要對你崇拜。」
 
因此我唯有贊成。他們就找來七個婆羅門來做崇拜,他們害怕,因為做崇拜是非常危險的,如果不是出於真理,它能傷害你。但相反,當他們做崇拜時竟得到了自覺!他們說:「現在,這是事實(真理)!」他們感覺到雙手的涼風,所有特徵顯示有自覺的靈魂的誕生。但在這時候我不想說得太多,因為那裡有許多人自稱:「我是這……  我是那……。」因此我不想全部揭露出來。但漸漸地我發現他們被吸引,來到我的講座,然後霎哈嘉瑜伽開始以非常有趣的方式傳播開去。
 
因此在這頂輪日子,或者可以說在這頂輪打開的日子,是非常重要,非常精微的。我們知道靈量捲曲成三圈半,隱藏在被稱作聖骨(Sacrum)的三角骨裡。但我們不知道她怎樣工作,在我們身上發生什麼事。她在六個能量中心裡昇起,再打開第七個能量中心──我應該說她開啟了第六個能量中心,因為格涅沙的能量中心不扮演任何角色──因此當她打開了第六個能量中心,即頂輪,然後她把你接連到上天無所不在浩愛的力量。
 
但這上天的浩愛是什麼?它做什麼?它是母親的能量,我們可以說它是太初之母的大能;所有一切都藉著這生命能量來成就。但什麼是這些生命能量呢?它是一些非常精微的能量,開始在你的頂輪流通。頂輪所有的千塊花瓣慢慢地被啟發,並且開始在你的全身到處流動,在你的手、腳,你的全身流動。而且,當你更… 我的意思是若你的注意力越放在頂輪,它工作得越快。
 
在科學研究方面,我讀過關於人們找到一種能量,稱之為……[錫呂‧瑪塔吉問門人] “量子能量"(quantum energy)。我不知什麼原因他們稱它為量子,因為量子是……。 它可能是指格涅沙的能量的意思,也許,我不知道。因為科學家是盲目的,我不知道他們稱什麼為什麼!他們就是說那裡有一量子能量。這量子能量,根據他們說,以一種非常精微的方法流動,而且它通常是不可看見的,但是有光的。你們看過許多我的照片有不同種類的光。這能量在光裡移動,因此我想這就是量子;再一次說我不十分肯定,因為我總覺得科學家有一點含糊。但他們談論的量子能量就像心靈上的能量,一個在四周流動的愛的能量。這量子能量他們不知道它是什麼,但他們看到它帶有光。他們稱它為量子,因為它以一束束流動,每一束是一個quanta單位。
 
這能量,當它流動,就如你們看到的,它能發生作用。它在每一方向,每一方面發生作用。例如它在肉身方面工作。假設你身體有一些疾病,你看到許多人在我的面前被治癒,只需來到我的面前就成了。我不需要在他們身上做任何事,而且我只消看到某人,就知道他患什麼病。我必須說這是我與神的連繫。這種連繫告訴我什麽人有什麼毛病、我應該做什麼。他可以立刻被治癒,因為事情就是這樣「如其所如」地來到我處。我的意思是,我不去問什麼問題,不嘗試去找出究竟,我不去分析,但它卻會說:「就這樣做吧!」它同樣不需「說」,它就這樣發生!它自動成就一切。我們很難解釋這些能量如何工作。
 
但你們所有得到自覺的也可以讓自己的能量好好發展,並發生作用。如何呢?就是釋放它、感覺它、把它贈予他人、驗証它。當然霎哈嘉瑜伽全因為你們才得以傳播。你們帶領他人來到霎哈嘉瑜伽,但這不是它的最終目標。我們應該挽救這世界。因此我感到至少百分之四十的人類應得到自覺。無論什麼民族、無論什麼學歷也好,人們都應獲得自覺。在我們的印度經典裡清楚地記載:「沒有 Athmasakshatkar,你的生命是沒用的。」什麼是athmasakshatkar?它是有關真我的知識,除非你與這個無所不在上天浩愛的力量整合為一,否則不可能得到這知識。
 
所以我可以在1970年把頂輪打開,那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事情。我覺得興奮莫名,因為我知道這是唯一的障礙,它是人類唯一的阻礙──人類因為頂輪未被打開,他們走進了黑暗,因此才有戰爭,有種種的問題。如果他們的頂輪被打開,並與上天的力量合一,所有的問題都會得到解決,每一種問題將會得到解決,而且他們將成為非常快樂的人。當時我覺知這一切,我就非常快樂,高興極了。
 
但當時沒有人了解我。我不知道,他們以為我在胡言亂語。沒有人了解它是什麼,甚至在經書裡並未很清楚地記載有關靈量的知識。只有一個偉大聖人Gyaneshwara(伽涅殊哇)在他的書第六章記載過有關靈量的知識,但不是很清晰,他僅僅說藉著靈量你可以得到你的覺醒。你們也常唱那些歌,我曾聽過。他這樣說:「噢!靈量母親啊!期望喚醒你!」但沒有人懂這靈量為何物,為什麼你們唱這歌。昔日那是在我們國家裡的鄉村中經常唱的歌。那麼清晰,但沒有人明白它的意思,只當作經常唱的一些拜讚歌,或是一些音樂會之類的歌。沒有人知道箇中意義,他們對一切都存有很大的誤解。所有這些詩人,清晰地記載有關覺醒、自覺的知識,一切在書中都有記載。人們卻只讀到書中一行,然後就停下來。另一個人會在第二行開始,然後在某一些位置停頓,似乎他們為閱讀而閱讀。同樣所有有關的經典都如是。這樣,就製造出很大的誤解,也被人利用來達到私利的目的。就是這樣我們不能讓人類真正了解什麼是自覺。為了獲得金錢,或者獲得某些權勢,人類開始創建一些很大的團體,一個很大的宗教團體──我不知怎樣稱呼他們──但沒有一個是得到了自覺的靈。
 
舉例來說,偉大的聖人菩提達摩來到中國,他創辦一宗教叫襌宗。襌的意思是dhyan(襌定),他希望用襌的方式使人類到達無思慮的境界。他用一個很大的缸,載滿沙,並在上面做圖案,上面又放石灰,然後他說:「坐在池塘邊只看,不要想!」但人們不明白這是什麼。通常一般人走到那裡會說:「這好像船在海中。」或者有其他聯想。但沒有人嘗試進入無思慮的知覺狀態。我向一些人說:「這是為進入無思慮的知覺狀態而設的。」他們不明白。然後在日本也有所謂「道」。他們談論有關無所不在的力量即所謂道,老子正是那位……他描述過很多聖人,他們的言行事跡,他們的獨特品格。但如何成為聖人呢?沒有人描述過!我想自始至終沒有人說過怎樣將人改變成為聖人的品格。
 
因此在十二世紀,迦涅殊哇在十二世紀談論過這些東西,在他的著作中記載了所有東西。當時有一種風氣,一個師傅只帶一個門徒,只給「一個」門徒自覺,不是給很多人。我不知道為什麼,什麼令他們有這法規、這規條。然後在十二世紀開始,有很多聖人頌唱「自覺」。同時所有人都認為儀式都是不好的,因此他們放棄所有儀式。但有什麼事情是應該發生的呢?沒有人知道。我讀過有關他們的生平,我亦讀過很多其後的聖人,但好像沒有人知道如何提昇靈量。這個是最基本的問題,他們不知道如何提昇靈量。當我想他們不俱這種力量,或者可能他們沒有這種知識。他們談論靈量,無不可!但他們不知道怎樣提昇靈量。
 
這是靈性上非常特別的力量!從來沒有人能夠談論或教導你如何提昇靈量。現在你們全得到這力量,這是多麼罕有的東西。你們全得到這力量。我不曾看見有誰沒有提昇靈量的力量。你可能不是,你也可能對你自己感到滿足,但這不是一件好事。如果你已經把頂輪開啟,如果你已知道如何提昇靈量,你應該四出給予他人自覺。沒有什麼比給予他人自覺有更大的裨益。不需作其他慈善工作,捐錢布施等等,這些是沒有用的。最好是四出找尋需要自覺的人,給予他們自覺。
 
我非常高興他們開始為吉普賽人展開工作。 我對吉普賽人有一種特別感覺。那不是由於他們的過錯,卻過著非常悲慘的生活。從吉普賽人如何得到自覺,你可看出你可以給予任何人覺醒,只要他們有渴求便可以。當然,你不能強迫他人接受。如果他們有一個願望,一個純潔的願望,他們就可以獲得自覺。
 
這一天,我需要說,很多年已經過去了,我很努力工作,日以繼夜,我唯一的願望是你們應該嚴肅地把一切成就。不是把自覺收藏起來,據為己有!盡量把自覺給予更多的人,你們最大的責任是對我和對至高神負責。唯一要做的是你應該嘗試給予他人自覺。這樣你將不會犯錯,永不會犯錯,因為靈量自會知道一切。她知道你,她知道你是得到自覺的靈,她會尊重你。即使你犯錯,她自會改正,也會幫助你──在各方面。
 
我只是──我應該說── 家庭主婦 ,我沒有任何人的支持。但我肯定我的任務就是找出方法把頂輪打開。無論任何方式──外在的一切並不重要──我的工作是找出方法把頂輪打開。我成功了。現在你也知道了!因此這也是你們的工作。科學家現在會向你詢問,因為他們不知道他們所探討的就是我們已在做的。因此,你們都是非常有力量。不過,重點是,你們之中有多少人真正實踐這事功呢?今天是非常重要的日子。我想告訴你們,你們需要加強我的雙手。他們說女神有千手,但縱使千手現在也請求你們的雙手加入,好讓一切能成就。你需要作的事非常重要。世間種種的問題都是因為無知而來,政治問題,什麼問題也好。如何解決它們呢,那亦正因你與上天合一的力量。
 
給你們一個簡單例子。土耳其人來到我面前懇求:「母親你應該來,你不應該推遲到訪。」我的護照出現問題,我說:「我的護照未辦妥,我怎樣來訪呢?」但我跟著想:「有何不可?我們會把護照辦妥!」因此護照就備妥。他們渴望我到土耳其是因為他們說:「經濟條件下滑得非常厲害,經濟完全下滑,我們被毀了。」我到土耳其,什麽也沒做;不出兩天他們宣佈獲得世界銀行一千萬元資助。我不曾與世界銀行接觸,我與他們並無關連。我不知道。接著我說:「不,可能是,你看,他們幫助你是因為你們正在困境中。」他們說︰「但很多國家都有困難,為什麼他們只幫助我們?」我說:「這就是重點所在。」
 
因此現在,我驚訝在土耳其只有女士,大多數,且當起領袖來,大多數,他們做了這麼偉大的工作。現在,我想看到你們會對自己國家做些什麼。你可能說:「在我國家人民壞到不可救藥。」可能是,我不否定。但,仍然有一些地方,有一些人你仍可跟他們談一談,告訴他們──特別要處理傳媒。這是你需要做的事情;也去找出為什麼你不能做到。像我,我沒有得到任何人支持,沒有得到任何人幫助,我是如何打開了頂輪,你們同樣可以打開其他人的頂輪。
 
這並不困難,因為我的夢想是:「 這世界應該最少有百分之四十人是得到自覺的靈,修習霎哈嘉瑜伽,他們給予他人自覺和嘗試改變他人。」你可以對任何人說,任何人。不需要有分別之心、或去找出、或著眼於……我的意思是人類有時著眼於學歷──那是不需要的,任何人都可以。我不是說給狗,或畜牲自覺,而是給人類自覺。他們可能是任何人,英國人,德國人,也可能是意大利人,任何地方的人。有人告訴我有些人舉辦很多講座,付出很多努力,在不同層面,已經看出成果。我們在穆斯林之中開始工作。甚至在印度獲得成功。你們不知道,人類並未完全迷失,所以這是能夠實現的。不要失望和憂慮,情況會慢慢改善。
 
對於我們的自覺來說,我想最大的敵人是嗜酒。嗜酒,如果人類沾上這習慣,他們變成酒的奴隸,他們的思想會出現問題。我想他們一定是因嗜酒而破壞了頂輪。因此我想嗜酒是最大的敵人。如果你發現任何人嗜酒,如果你可以幫助這個人戒酒,事情便會得到解決。當然我們有其他敵人,如假導師;還有其他敵人利用宗教操縱群眾。這並不重要。如果你能幫助嗜酒的人,我告訴你情況會改變。他們會明白他們曾作的種種事,嗜酒,逃避──現在他們會來到這裡,他們會把霎哈嘉瑜伽發揚開去。
 
你就像非常溫純的「愛的戰士」,這是你需要宣揚和告訴其他人的事,給他們你所享有的喜樂。不要滿足於僅僅自己得到自覺,或者少數人得到自覺。你需要十分迅速地把它傳播,你們是可以做到。因為它不需要金錢,不需要作什麼表演的把戲,它只會在我們內裡工作;它已存在於我們裡面,它就在那裡,每個人都擁有它。我知道這一切。當然我知道這一切。但現在你也知道它,因此你應該把它成就出來,並且把它成就到達一個程度,這樣我肯定,有一天這個世界會完全改變過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