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開講座 Royal Albert Hall, London (England)

公開講座
我向所有真理追求者致敬。你們有些人找到真理,有些人未能完全找到,有些人什麼也找不到。你若看看今天世界的狀況,你會承認正有大動盪,一個接一個的。國家在做著各種錯事,冷戰仍持續不斷,毫無原因下,人們互相殘殺,毀壞美麗的土地,割破彼此的喉嚨。他們都是神創造的人類,全能的神創造了他們,並把他們帶進人類的知覺水準。
在這個接合點,我們不知道怎樣集體地往哪裡去,即是,我們要到達哪裡,或這是我們的命運?為土地,為其他事物而互相摧殘是否人類的命運?想想全世界是一體的,想想全世界正在發生著什麼:每天我們閱讀報章,每一天都有關於人們在毫無和諧,毫無原因下做出一些可怕的事情的新聞。
我們要想想,什麼是我們的命運?我們要往哪裡去?我們是要進地獄還是進天堂?我們周遭的境況怎麼樣?我們能否對此幫上忙?問題出在人類仍然處於完全的無明。我把它叫作無明。在無明中,在黑暗中,他們做著這些可怕的事情。沒有人想明白,自己做著的事情會把自己帶進完全的滅亡。我們會被完全毀滅是否就是我們的命運?我們有否做了些什麼好事,以某個國家之名或某個宗教之名,各種好事,我們卻做著一些錯事。爭吵鬥爭,不單鬥爭,還憎恨。我們很仰慕敬重、很喜歡任何能激發我們仇恨的人,在他的指引下,我們聯群結黨。
這些事情的出現,全因這是最後的審判。我告訴過你們,這是最後的審判。最後的審判是要決定誰人獲救,誰人將完全被毀。這是十分、十分嚴肅的事情。所有察覺到的人都應去思考。這裡只是些微的縫補工作,但些微的縫補工作於事無補。不管你怎樣嘗試,除非你們把人類轉化,否則便不能拯救他們。轉化既不是沒可能,也並不困難,這正是轉化的時候,轉化的機會。在我們內裡已裝置好了力量,它被描述為力量,就是在我們內裡那神秘的女性力量。他們也曾描述過它,我不是最先說它的人,或許到目前為止沒有人能明白它、接受它,應在你身上發生。
你們不僅出生為人類,要成為超人類,要自得其樂。你們的生命應是充滿樂趣、喜樂的。你的生命不應是個詛咒,從早到晚擔憂這些,擔憂那些。這就是創造你們的原因,神從來沒有意圖創造終日為如何爭吵,如何鬥爭,如何去拯救而發愁的人類,而是要人類生活在完全融洽、平安及喜樂中。這是創造我們的原因。這是我們的命運,這是,不單是我在告訴你,這是事實。所以,我們要,我們要轉化。轉化並不困難,但我發現人們滿足於一切。印度教徒上廟宇,他們會想:“噢,我們做了件了不起的事。”基督徒上教堂,他們以為自己已經做得很好。穆斯林祈禱,以為自己很了不起。他們有什麼成就?請面對自己,面對自己的局限,面對自己的苦難,面對自己的問題,看看自己:能否解決自己的問題?是否能讓自己脫離災難?或許大災難要摧毀那些傷害人的人,或許這是神的意願。那麼,什麼是你的意願?你為何不會想:“我要是個倉庫,是喜樂和愛心的泉源。”
我並不只是在空談,我想你們所有人都有自覺。什麼是自覺?就是知道真我。你不知道真我,不知道。自己在不知道真我下活在這個世界,你能想像嗎?你不知道自己是誰,不知道自己是個靈,而你卻是知識的源頭,純粹知識的源頭。
我發現人們坐在會議中聆聽一些babaji告訴他們一些故事,很快樂。這樣是不會帶給你實相和真相。若你想知道實相和真相,請你嘗試明白,你身上要發生一些事情,你要有一些轉化。你還未有足夠的精微,還未取得這些精微,直至你到達這一點。為此,你不用離開家庭,離開子女,離開家走進叢林裡,完全不用做這些事情。最好這樣說,“好吧,你做出家人,把你所有的家當都給我。”這是何等愚蠢的想法。
這是緊急關頭,我們正活在十分緊急的情況,嘗試去理解。我要忠告你,若你不深入自己,找出你是誰,並把自己轉化,任何事情都可能發生。你會染上各種疾病,孩子的各種新問題在浮現,各種國家問題已經浮現,所有國際性問題也已經浮現。人們無法處理應付,因此我們要抽身而出,成為一個實在、擁有真理的人格。我們不知道什麼是真理,我們比動物更差勁。它們的雙眼是張開的,我們的雙眼卻是閉上的。不用責備自己,只要保持警覺,意識到人類要改變,不然這只是…你來我的講座,明天你到另一個講座,只是這樣。這樣做只是每天一些不錯的娛樂,當我看到命運,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會被摧毀,多少人會完蛋,什麼會發生在他們身上?他們會染上什麼疾病?會出什麼問題?什麼會發生在他們的孩子身上?什麼會發生在他們的國家?什麼會發生在全世界?
只要擴展你的願景。我的願景是全世界所有人都要轉化。我們內在有敵人,當我們談及jihad,他們談對抗你內在的敵人。這些敵人是誰?這些日子,最差的要算是貪婪,是貪婪。貪婪令人做出任何他們想做的事情,一切事情的發生都是源於貪婪。他們會擁有金錢,擁有各種設施,但貪婪仍是一種撒旦的意願,你甚至看不到自己擁有什麼。你的要求越來越多,欺騙人,欺騙政府,欺騙每一個人,應付處理它。
另一種差勁的東西是憤怒,憤怒讓你看不到事物的本來面目。我們因細微瑣碎的事情而發怒,就如你來這個國家,我曾經看過人們因為不同膚色而憤怒。我就是不能理解,神創造不同膚色,不然我們所有人都會是一模一樣,像軍隊。這樣的人生會是很不幸、悲傷的,是大自然創造顏色,白色或黑色 — 有什麼分別呢?我就是不明白。但這種幻象卻持續著,為了這種幻象而爭鬥。白人打黑人,黑人也打白人。他們也在太陽下曝曬自己而患上皮膚癌。我就是不明白,我們沒有用邏輯,沒有用平衡去看我們在做著一些怎樣的事情。為什麼我們要浪費寶貴的時間,而我們本應是要轉化。我們對任何事,對任何人也能發展這種憤怒。這是人類的缺點,很普遍。人們為了一些細微瑣碎的事情而生氣,他們卻喜歡這樣,因為這樣他們能壓迫人,他們可以很專橫。所以他們想有這種憤怒,透過這種憤怒,他們想宰製人。這是最大的問題。為什麼我們想支配人?為什麼我們想壓迫人?為什麼我們想控制人?我們甚至不能控制自己,為什麼我們要控制人?有這個需要嗎?
接著有執著依戀。依戀他們的房子,他們的土地,他們的孩子,依戀一切。但明天你將不會存在,你會張開雙手離去,什麼也不能帶走。所以這種對事物的依戀,他們特別是對他們的車,他們的房子,都會好好保養,但對你自己呢?你妥當嗎?你的內在是否絕對寧靜、平靜和喜樂嗎?為什麼浪費精力生別人氣?這些生命的徵兆也會被摧毀。若你看看他人的缺點,例如他除金錢外還有對女人的弱點,這是很普遍又或女人對男人。要富吸引力,為何要這樣?每個人都會老,追逐女人你可以有什麼成就?追逐異性?你毫無尊嚴,毫無榮譽。若你是…只要你穿著上好的衣物便會被視為是極好的人。不是這樣,我們要內省,看看自己,我們為何要這樣做,浪費精力在無聊瑣碎的事情上?
很多我遇見的人真的是既半瘋癲又迷失,有些人則是完全瘋癲。他們告訴我,想與某個特別的女人或某個特別的男人結婚,又或是什麼,這就是他們為何得到了。我是說,這是何等脆弱,這樣做並不怎樣了不起。你們內裡要十分、十分堅強,感覺你的真我,你的真我是靈,是全能的神在你內在的反映。若你成為靈,你可以是十分堅強,十分健康,絕對的中正平衡。你曾經聽過很多有關靈和靈性生活的事情,但你是否到達這一點?
即使你閱讀,就以禪、道、聖經、可蘭經或是什麼為例,你能否知道怎樣到達靈?還未知道,還未知道。你必須要知道,因為你是很了不起,你是很珍貴,你內在是很漂亮。但你卻仍未意識到這些,你要變成這樣。這個“變成”是很重要的,為此全能的神已經在你內在安排統籌好,那是被稱為靈量,可以喚醒靈量,喚醒靈量能給你自覺,能給你我們稱為 “Atma sakshatkar”的真我知識。擁有它對你的人生是十分、十分重要。它是免費的,你不能付錢購買它,你能付多少錢?它是完全免費的。為何你不取得自覺?為何你不能以成長來取代以宗教之名的鬥爭?
每一個宗教都說“你要認識真我”。穆罕默德曾清楚的說,“在救贖的時刻,你的雙手也會說話。”它們是否在說話?印度人知道,我們要得到自覺,只聆聽這些babajis的話和給他們錢是沒用的。各式各樣我們和我們先祖所做的儀式,能讓我們有什麼成就?什麼成就都沒有。
所以,現在重要的是,我們要知道我們要進化,要取得自覺。若我們是完美的,就沒有問題,若我們是有自覺的,就沒有問題。各種自私,各種加在自己身上的限制,各種生活中的制約和自我,全都在摧毀我們,我們要一一克服。一旦你能克服它們,你便能連上。沒有人要告訴你怎樣連上,你丟棄所有錯誤的認同。你們錯誤的認同是“我們屬於這個國家,我們屬於這個宗教,我們屬於這個那個。”你不屬於什麼你屬於神的國度,這是你要成就的,而你也應是其中一份子。若你喜歡說故事,便沒完沒了,你正浪費自己的時間,剩下的時間愈來愈短。我現在是在這裡的最後,我也不知道,二十年或類似的時間。我十分努力工作,但我發現人們不知道他們該是怎麼樣。他們喜歡說話簡單的人,好吧,這只是一點娛樂。
全人類要明白,要避免邁進滅亡的命運,避免完全滅亡的命運。最簡單的就是進入神的國度,那是很容易的,你不用付出什麼,不用有什麼成就,只要得到自覺,接著是每天用約十分鐘時間靜坐。只有你的腦袋時刻都在評價你的不當行為,我稱它為“不當行為” ,是因為它違反你,違反神的意願,違反人性,那會摧毀全人類。所有這些錯誤的認同都要丟棄,你要知道我們是一體的,我們全是一體,我們全是總體。我們並沒有因為膚色、種族、宗教或國籍而分隔,沒有。我們全是一體,這種一體不是來自口號或叫喊,而是能內在感覺一體,不是虛假人工的,應是真實的,實實在在的。一旦你意識到你是整體的一部份,這便會臨到你身上。
宗教帶你來到這個知覺層次,不是為了鬥爭,不是為了殺戮,為什麼?為什麼?人類卻自己分裂,因為對正義的無明,對自己的貪婪,自身,只為自己 最多也只為家庭或為親屬。為何你要局限自己?你是靈,靈是海洋,知識的海洋,愛的海洋,一切祝福庇佑的海洋。
我們要決定,今天我請求你們,餘下的時間已經不多了。我們要決定成為靈,這是所有宗教帶來的訊息。但如何能做到就沒有好好解釋,也未能做好。他們有些人是得到的,但他們卻被人逐走,沒有人肯聽他們的話。人們甚至殺害他們、折磨他們、釘死他們。
但現在,請你們所有人嘗試瞭解生命的價值,你們為什麼要成為人類?為什麼要創造你們?背後有何目的?你們是否要受荒誕的思想驅使?你們是否要被所有分裂的因素弄至滅亡?不是,不是,你們所有人都要得到自覺,你們要明白生命的價值。問題是,你會某程度上在你內在的力量提升時得到自覺。它統籌安排得很好,實際上,神是偉大的創造者。他怎能平衡,怎能成就,是很了不起的。他在每個人身上成就,這樣的事情發生,還未足夠。就如你進入一座皇宮,你四處走,看到你是那麼漂亮美麗,看到神為你創造了漂亮的事物。你便在它之內成長,一旦你在其內成長,你便意識到自己是何等了不起:最了不起的寶石、最了不起的人,那麼有愛心。那裡有一些,他們已經變成雕塑,沒有人嘗試明白他們在做什麼,他們為何會在這裡。
今晚,我們可以親身體驗,親身體驗靈。這是十分不平常,稀有的事情。以往從沒像這樣發生過,但現在便可以。為什麼不就此獲益?請為此準備好,接受它,擁有它及成為它。成為是重點,你們要成為什麼是重點。至於你們怎樣填寫整個人類文明是你們的問題,不是我的。我可以幫助你們,可以把問題解決,所以我請求你們準備得到自覺。這是好得多,但不能勉強,不想要自覺的人他們最好離開。若你不想要自覺,請離開會堂。願神賜福你們。
首先,你不用做什麼,也即是說,你不用想我曾經說過什麼,儘量保持思緒平靜。我肯定你們所有人都能得到自覺,但有多少人能成長,你們要來跟進班,接著要在我們的中心練習,它自會成就。你要給自己一點時間,也要給這個全世界的問題時間。要把自己奉獻委身於此。這是十分重要,你要奉獻自己,這並不代表你要變成 sanyasi(出家人)或二十四小時不停的為此忙碌,不是這樣。這種奉獻令你與自己合一,與全宇宙合一,我不用告訴你,你要奉獻,你自會奉獻自己。所以,若你不想得到自覺,請不要留在這裡,什麼也不會發生在你身上,若你不想要自覺,請離開這個會堂。
你要做的是什麼也不用做,把雙手向著我。當然,最好把鞋子脫掉,因為大地之母是很重要的。請把雙手向著我,不用祈禱,不用說什麼,只要把雙手向著我,像這樣。現在請閉上眼睛,很重要,請閉上眼睛。
這個力量,靈量,是被安置在三角骨,被稱為sacrum,即“神聖”。它穿越副交感神經的六個能量中心,最終穿透腦囟,即你頭頂的軟骨頭部的頂端。當你是孩子時,這塊骨頭是柔軟的,它穿越它,進入全能無所不在神聖愛的力量的精微能量。他們以不同名字稱呼它,他們稱它為“paramachaitanya”,有些人稱它為“chaitanya”,有些人稱它為“ruh”,你怎樣稱呼它也可以,是愛,神的愛。一旦你與它連上,一旦你在手指間感覺一些涼風,有些人會感到熱,不要緊,它會涼下來,你取得聖靈的涼風。它們就是這樣稱呼它,它開始流動。
你現在可以把左手提高,放在腦囟上,雙眼保持閉上,感覺有沒有涼風或熱風從你的頭頂走出來。你可以移動你的手,現在用右手去感覺有沒有涼風或熱風從腦囟走出來。腦囟即你孩童時在頭頂的軟骨。感覺它吧,把頭垂下,最好把頭垂下,請垂下頭。再次把右手向著我,用左手去感覺,感覺有沒有涼風從頭走出來。若這是熱的,不要緊,這是你內在的熱走出來。
雙手或手指或腦囟感到有涼風或熱風的人,這才是真的的洗禮,請舉起雙手。試想像,你們是拯救世界脫離滅亡的士兵,你們要明白自己的重要,可以放下雙手。每個人實際上都能感覺到它,這代表你們都有足夠的成熟度去取得你的靈性生命。你是在這個生命的邊緣,你就是這樣取得它,這是到達實相的最後一跳。
現在,你應該知道它是什麼,你是誰,什麼是你的靈,你能做些什麼,你擁有什麼力量,什麼是靈性的力量,為此我請求你,先來我們的跟進班。之後,你可以參加任何一個我們最靠近你的集體中心。把它成就,我們要為全世界工作,你應知道,有八十五個國家有霎哈嘉瑜伽。很令人驚訝,像貝南這個黑人國家,我們有二萬個霎哈嘉瑜伽士。我只在三年前,才在那裡開展霎哈嘉瑜伽。我在英國則已工作了超過十六年,這份工作還繼續著,每時每刻,每一年。但不知何故,他們的成長是很多,但不是精微方面的成長,不是內在的成長。內在的成長,你會享受,你會很享受實相。實相是漂亮的,絕對漂亮的。
願神祝福你們。
他們想唱一首在十二世紀一位印度聖人寫的歌,這首歌在所有村莊裡都有唱,但卻沒有人知道它的意思。它的意思是,噢!母親,請給我聯合,“jogwa”給我聯合,我會戒掉壞習慣,戒掉壞脾氣,放棄…….你不需要這樣做。現在,你自會自動放棄。你擁有光,擁有光,你自動會戒掉,自動會戒掉,你不用做什麼,但要靜坐約十分鐘,並不多。(“jogwa”,你們懂得唱嗎?) 他們是那麼充滿喜樂,想不停,不停的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