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節崇拜

(United States)


Send Feedback
Share

光明節崇拜 美國洛杉磯 2001年11月18日

 

今天實在是大好的日子,因為邪惡的力量已被降服了!〔眾鼓掌〕那邪惡力量因著兩個原因得以伸展它的魔爪:一是知識貧乏,二是盲目認同錯誤荒謬的事,而卻認為那充滿力量。這錯覺造成的非止重重問題,還產生了絕對的毀滅。

 

故此我們面對的是一個極大的挑戰,毫無疑問,然而那不難解決。那個難題是根據所有的錯謬的基礎所產生的,是故意為人帶來麻煩的。無人能預料它那麼容易及快速地被解決了,我的意願是在排燈節前讓它消滅掉的,而那確實發生了!〔眾鼓掌〕

 

由於無知,許多人做了許多事,若有人跟隨宗教或之類的事物,他們只是未能體會真理,甚至對尋求真理也十分無知,還以為自己無所不知。現在發生了這許多事,其中有許多原因,許多愚蠢的人正完全被無知糟蹋了。現在我們來到霎哈嘉瑜伽,獲得所有知識──非常深沉隱晦的知識──非常微妙!那絕非膚淺的知識,而是非常微妙的;正因為他們對此微妙的知識不理解,他們走進了歧途,是無知引致的歧途,才令致他們反對行善的人。

 

然而,在這一切之上,是神的大能,這一切世事變幻,正是要証實那偉大力量的存在。一切都順利的進行了,這些事發生了,你們能靜觀這戲劇,對霎哈嘉瑜伽士來說,實在是一種重要的成就,因為許多所謂的成功人士根本不理解,但你們卻能透切理解事情,因為你們是旁觀者,縱使全世界皆置身局中,成了那慘劇的一部分,你們仍能置身度外把事情看得更清楚。無論發生了何事,無人能事先想到這事能在排燈節前結束。

 

愚蠢的觀念就這樣產生,拖延,被以為可以令人驚嘆,然而它真能令人驚嘆嗎?試看,那麼多人喪失了生命,這有何令人驚嘆之處呢?他們想令全世界吃驚,讓人驚嘆他們是戰士和武者,然而人們又怎樣看他們呢!不論是否得著自覺的人都能明白那是個奇蹟,事情像奇蹟般成就著,現在一個新階段已經開始了。你們各人最大的挑戰就是讓更多人得到開悟啟迪。人們已非以往那麼自以為是了,也不是那麼討厭了。其實,我發覺他們的確改變了許多。他們對真理的態度有所改變,也開始明白真理存在於他們的知識以外。那是非常重要的,因為若一個人開始這樣想:「那必定是真理!」他便糟糕了。因為無論用任何代價和任何事情都不能改變他對那所謂真理的執著,他根本連驗證那是否真理的能力都喪失了。

 

牲畜都可能做得到,牠們如何做到?全因為牠們有與生俱來的能力,能有辨別邪惡的嗅覺──那是天生的,我們卻不能,是人類所不能做到的,若有一個陌生的人走近,狗會向其狂吠,甚至撲倒他,還會做出許多平日不會作的異常舉動,牠們已發展了這方面的能力,若不又怎能分辨出誰是小偷,誰又不是呢?

 

然而人類卻擁有更高的知覺,我們的思維比動物進化許多,比牠們想得更多、明白得更多;我們把食物煮熟,牠們卻不會;可惜的是有時我們連自己的腦袋也煮熟了〔眾笑〕。有時人類會十分奇怪地因為「自我」(我執ego)而迴避真理,而這一切一切卻正是一台戲,正如我告訴你們的──但你們最好能好好了解它,並把道理應用在自己身上,再了解自己是否也成了這台戲的一部分。為此,你們必須把自己提昇得更高──比你的自我、超我及思想積習更高,再從那裡省察自己,了解自己:「這一切怎麼了?我怎麼在幹這樣的事?為何我的注意力會如此?我怎麼會執迷不誤?」──我該說──「我怎麼會錯誤理解?我怎會接受錯誤的事?」

 

你只是開始理解,即使你只能發現在自己裡面極小的一點謬誤的觀念,你便能諒解那些被完全洗腦的人──完全洗腦──而他們一切所作都起源於此。正如現在你們比這些人都提昇得更高,比他們都更覺醒,故此你們要看通這點,才能原諒他們所犯的一切錯誤!

 

對於真正壞透了的人,你們別擔心。上天神聖的力量自然會把他們殲滅。你們要擔心的是自己,要省察自己──若然你產生了不潔的意念,任何在腦內溜進的意念,若你把心靈的明鏡擦乾淨,把自己的形象本相照出來,再嘗試──你必定能發現,然後再把不潔的意念洗淨,要記住,潔淨自己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有些人作了許多錯事──我只為他們婉惜,若犯錯的是他們自己,他們便有責任看清自己的所為,為何他們要有如此的行為?他們有何需要那樣做呢?

 

這所有的自省的功課都會順利成就,然後你本來真正的能力便會湧現──你給予別人自覺的能力,你了解自己國家甚至全世界面對的困難的能力等,你一旦感到自己是為此而戰鬥的將士,你便有責任去為此戰鬥,而事情便會順利成就,我們不能把一切留待上天的大能去解決,你必須運用上天神聖力量,以上天精兵的身分而戰;當然有了這個美麗意念我們會開始潔淨自己,你毋須知道一切,例如有何事在發生,如何成就。那並非你的工作。你是戰士,所以你的責任便是戰鬥,與無明對抗──你自己與其他人的無明。因為大多數戰敗的將士都是因為他們的我執;他們失敗時,又會產生其他思想上的障礙了;然而我們應無任何障礙擋在面前,你應努力推進,並清楚知道前面沒有阻攔,那前面的障礙及你不能做到的信念都只是一個幻象而已。

 

要提昇別人的知覺並不容易,因為表面上看來要渡過的那一小段路並不遠──實際上卻不然。事實真的很遠,有時要讓一些人躍出額輪的班丹是非常艱難的。在那關節眼上,我看到你們有些人失敗了,而就這來說,最理應的解決方法便是自我省察。當你自以為自己永遠是對的,一切沒有問題,最好仍是能自我省察:「我所做的事全都是對的,還是錯的?」我如何能為自身的完善而努力?有時我們會產生幻象,以為自己做得很好,像在霎哈嘉的圈子中,有些人十分活躍,他們會上前來做這做那,但他們內心深處的動機是什麼呢?是讓人看見他們如何活躍。但真正的動機卻應該是看清內在的本我!你必須要發掘自己內在的問題,才能真正體驗自己是否在幫助自己,幫助別人。

 

例如有一座巨大的樓宇,在地震中,其他附近的樓房都紛紛倒塌了,這一幢仍然聳立,原因是這大樓是建在十分堅固的地基上;同樣道理,霎哈嘉瑜伽若能建築在堅固不移的地基上,便沒人能毀滅或動搖她了!你們各人也應如此。

 

又舉一個例子,像有人來到我面前說:「你那些霎哈嘉瑜伽練習者真是的,他們都愛炫耀!」我說:「真的?」我難以相信他們會如此。「不管他們是誰,帶他們來見見我。」故此他們說:「不用了!你自己會發現,他們是誰和為何如此表現……」我說:「我自己?我自己無所不知,我是希望你也能完全清楚!」找出別人的錯誤是十分容易,最難的是找出自己深處的錯誤!什麼事情在令我們迷失落後?這正是提升自覺的最佳方法,就像你要駕車一樣,你必須認清路向,你必須懂得駕駛,也要知道有何問題。如果你不能明白自己的限制,一切便不能順利成就了。

 

今天是大日子,我該說:慶祝排燈節,是一件非常非常愉快的事。不過,愉快並非只是為了我們自己而說,而是為了整個世界!我們必須為整個世界努力;我們為自己努力,為工作努力,為金錢努力,不管是為了什麼,你又為他人作過什麼努力呢?這一點你必須洞察自己,這是非常重要的!在霎哈嘉的群體中,只有那些懂得關心別人、照顧別人和肯為別人做事的人才是有用的。那能叫人十分享受,當你能發熱發光時,你自能得到快樂;他們燃燒自己身體來令你快樂,他們實在應該成為我們的導師,教我們努力來享受更高層次的自覺。

 

這一切都會順利成就的,我非常肯定!我也在努力使這些光不動搖及充滿能量。是你自己,你自己正是應該急於充實自己的人,而你定能做到。單要我為你憂慮,對你毫無幫助。故此假使你希望全面洞察真正的自我,你必須首先放棄自我認同,否則你一生都不會知道自己的問題。當你過分自我認同,你便不能抽身而出。現在經歷了這許多事情之後,究竟目標在哪裡呢?我們生命的目標是什麼?我們必須把整個世界改變得充滿和平,改變你自己才是必然的要務,這是毫無疑問的。然而改變別人亦能減少一些世界的問題,若世上所有的人都變成好人,像霎哈嘉瑜伽士,那時你能預料會發生何事嗎?請想想我那個夢:我們必須盡其所能把一切的人都改變成好人;若他們沒有改變,他們就像蠟燭沒有火焰;若他們能被改變,我們就必須用盡一切方法,一切技倆來成就這事。

 

現在,我非常肯定很快這一天便會來臨,你們會說:「母親,我們現在安全了!」別想過去和過去的問題,那些你們現在已經克服了。現在好好享受吧!只要憑著信心和努力,我肯定那天將很快來臨,真的不久那便會發生;關鍵在於你希望成就事情的願望,你成就事情的方法和你對事情能成就是否十分關心。最大的關心應該是:「我怎樣才能改變這個人呢?」那麼你便能改變任何人。

 

你知道嗎?你告訴一人這事,另一人便會跟隨;就像我在機場入境時,我發現許多人將手伸出向著我,就像這樣,我問:「他們是誰?」他們並非霎哈嘉瑜伽的練習者。我不能問他們見過誰,發生過什麼事──但他們都說:「我們感到手心有涼風冒出。」他們本來對此一無所知,不知道何謂靈量〔昆達里尼〕,一點也不知道,那麼這涼風又從那裡來呢?基本上他們到那裡去是為了獲得自覺,我們只需要顧念到他們。我們要以愛心顧念他們,而非因為他們而感到厭煩。最好能給他們一個機會,那你就會驚奇地發現原來他們那麼渴求被改變。世間一切虛榮假象他們已經受夠了,而一切都過去了。

 

你會驚異有那麼多人在等待你去給予他們自覺,讓他們和你一同慶祝排燈節。好好享受排燈節吧!在這節日裡你不能以一枝蠟燭慶祝,你必須有我許多許多的蠟燭。那是你的工作。你必須去尋找你自己的蠟燭,那是屬於你的,而你可以啟迪任何人。既然如此,為何不好好用它呢?要不惜代價,在任何地方好好發揮作用!

 

我遇到過一些霎哈嘉瑜伽練習者,我問他們:「你們作過什麼工作?」他們說:「沒有,什麼也沒有。」「沒有?你真的什麼也沒幹?」「沒有,真的沒有!」那麼他們得到自覺又有何用?如果你什麼都沒作,你並不希望給予他人自覺,不願意和他人談論,你是否感到不好意思向他人說呢?之後有一次,我又遇到其他幾個對我說:「母親,我們剛從瑜伽講座回來。」「怎麼弄得這麼遲?」「因為有人說現場被人放置了炸彈。」「那你們便在外面等候了?」「是的。」「多少人?」「我們所有人,幾千人在等著。不過原來沒有炸彈,他們檢查後說沒有,那我們便全體進入會場,全體獲得自覺。」「但有時我們必須等候,而且現在我們深信無人能傷害我們了。無人能給我們麻煩或以權力壓倒我們;那只是我們自己本身能對自己這樣做。」故此,我必須再告訴你們「自省」對霎哈嘉瑜伽士來說是非常非常重要的。若那內在的光存在,你便要好好維護它。

 

聽到許多人告訴我他們感到排燈節的祝福,我感到非常高興,但你看,昨天天空出現了流星雨,那是多巧合啊!那是從未發生過,在這世上歷史上從未發生過的事,為何偏偏在昨天發生來讓我們得到這全新的經驗?這是一個特別的日子,我們該說,連自然界也知道,我們也該知道這日子會有一件特別的事發生。我經常收到人們的來信告訴我他們病了,他們的父母病了,或是他們的什麼人病了……等等類似的事,又或是什麼人的婚姻破裂,什麼人的孩子病了──就是那些所有的荒謬的問題;其實問題出自他們本身,那些寫信給我的人,他們都未得到自覺,或許只得到一半,因為他們自己也會說:「我們又何須寫信給母親?我們自己也可以解決問題啊!」除了這些以外,你們應該寫關於事情成就的信,像誰怎樣成就了什麼,怎樣從別人身上得到愛,怎樣在一些小村落中傳揚霎哈嘉瑜伽;這一切都比提到「我媽媽病了,我爸爸病了」等好得多,那種種的關係遲早會把你折騰死!

 

正因如此,沒有人是你的兄弟,也沒有人是你的姊妹,只有霎哈嘉瑜伽士才是你的兄弟姊妹。現在你又有誰是你的表兄弟姊妹,他們又是誰的表兄弟姊妹……所以不要管他們了,那不是你的工作,你不用負責。就在我來這裡之前,我仍收到那樣的信,誰的表兄弟姊妹的表兄弟姊妹如何如何……諸如此類,我便問那位女士,我說:「為何你總是寫信告訴我這些事,有關那位表姊這位表弟的?」她說:「母親,我在傳揚霎哈嘉瑜伽啊!」「如何傳揚呢?」「因為若他們的病被治愈了,他們便會來修練霎哈嘉瑜伽啊!」然而這並不是我們應該選用來傳揚霎哈嘉瑜伽的途徑,這看來好像是宣傳,尤其是你要治癒某某人,某某人才會來到霎哈嘉。這種人霎哈嘉瑜伽並不需要他們哩!我並非想傷害你,我只想給你鼓勵、洞悉力和智慧。為了什麼我們霎哈嘉瑜伽士會聚集於此?是為了治療我們所有的親屬嗎?他們的病可能源於他們所犯的一些錯誤。

 

你們不要把注意力集中在這些人身上,而應該把注意力集中於自己和在提昇自己上。你必須尊重自己。你並不因為是他們的親屬而有責任。像瞭解和智慧,我們到這裡來是為了一項非常特別、非常高深的工作。若不如此,那許多人都要寫信給我了。

 

有一位女士在霎哈嘉瑜伽中結了婚,寫信給我說:「我在八、九個月前離婚了,現在我的家人都質問我為何要在霎哈嘉中結婚。每個人都在批評我,又批評霎哈嘉瑜伽。」我說:「誰叫她結婚的呢?」我從來沒有要求她。而這婚姻成了她最重視的東西,什麼「我所有的家人都在說……」他們為霎哈嘉瑜伽作了什麼東西?如果這婚姻到頭來並不美滿,他們又會說霎哈嘉瑜伽的不是;由他們說吧!我們根本沒有責任。

 

每次我都要重新告訴你們:「不要寫信給我說你的爸爸怎樣,媽媽怎樣,這樣那樣。」如果你不知道如何治癒他們,那乾脆放棄霎哈嘉瑜伽好了!你們自己絕對可以治好他們,你自己可以有辦法成事!

 

但正如你們所見,每天仍有這樣多信件寄來給我。我問他們:「你的父親是霎哈嘉瑜伽裡的人嗎?」「不是。」「母親呢?」「也不是。」「兄弟呢?」「沒有人是。」那你為何來問我?我與他們的關係是什麼?他們既非霎哈嘉瑜伽練習者,而我只負責照顧霎哈嘉瑜伽練習者,為何你仍來煩我呢?真是不可理喻。

 

在霎哈嘉瑜伽中,你應該會得到自覺,那沒錯。若有誰願意得到自覺,你便要給他們,且替他們好好治療;但並不要著意那些意向不明的,或從機場跟隨到這到那,那是令人厭煩的;我並不關心那些人,你也不用關心他們。你應做的是看誰在談論的話便把他們帶來霎哈嘉瑜伽,你還必須告訴他們:「正因為你沒有修練霎哈嘉瑜伽,事情才會這樣發生。」或者「那人沒有修練霎哈嘉瑜伽,而那正是問題所在;我們很好,也很快樂。」因為霎哈嘉瑜伽是公開給所有人的,故此各人才都來到這裡。

 

在這排燈節裡,我要求大家都向自己承諾:「我不會浪費精力在非霎哈嘉者身上。」這是非常重要的,因為注意力總是放在錯誤的事上,和在錯誤的基礎上;如果你有機智的話,你應該知道你現在屬於一個質素十分高的靈性團體,這樣的團體在世上十分罕見,實在很少;且你必須集中精力,讓更多人擁有這樣的質素,對此你必須有很大的抱負。去找出這樣的人,告訴他們你已經找到了。「你們也可以得到它。」別為對我們沒有價值的事物擔心,必須清楚自己在進行一場特別的競賽,你是特別的士兵,受訓去完成霎哈嘉的事工,故此若把時間浪費在你的親人身上,像兄弟姊妹之類,將對你無益。你應該明白要把精力好好貯存──來幹什麼?對霎哈嘉瑜伽士來說,你應該幫助每個希望成為霎哈嘉瑜伽修練者的人成為真正的瑜伽士,對於資深的的霎哈嘉瑜伽士,你必須幫助他們;因為我們是同一品格,同一品格的不同肢體,都屬於同一位主宰。

 

這種合一必須在你自己裡面建立,而他人也應該能在裡面覺察這種合一。

 

有些人十分活躍,十分活躍於批評別人。但這些問題自然會被解決,因為今年是偉大成就和成功的年頭。雖然如此,若你開始進行錯謬的事,那些事便不會成就。

 

當然,我不會說我們沒有這樣的霎哈嘉修練者在我們當中,我們當然有。我們毫無疑問有那些士兵在我們當中,所有的裝備,許多許多都有了,但我們需要更多,為此我們必須共同合作努力,更有計劃的行事。

 

近來有許多人為伊斯蘭的行為爭論不已。我們不是基督徒,也不是伊斯蘭或其他,我們不是──因為你們不能把自己局限在一個狹窄的框框裡,說:「我是霎哈嘉瑜伽士,但我也是基督徒。」你不能夠這樣說,你必須要把那種邊際放棄掉,你是徹徹底底的霎哈嘉瑜伽士,所有荒謬錯誤的事物都不屬於你。我也見過不少穆斯林來到霎哈嘉瑜伽,不過他們當中很少真正的霎哈嘉瑜伽士,但他們是來聽我的演講,作這作那,但卻很少在真正的意義上屬於霎哈嘉瑜伽。然後你們會逐漸開始看到你所屬團體的漏洞,或你所相信的所謂宗教,無論那是什麼宗教你都會漸漸覺察;那時候,如果你真正愛你的教友,你絕對會想辦法放棄它──或許你會放棄。這些人非常特別,是因為特別的原因被挑選出來,故此你不應把精力浪費在不重要或錯謬的事上,這事你必須知道。

 

在這排燈節的日子裡,你必須清楚知道你要以神聖的光燃燒自己,然後完完全全傳開去,但不要做得太過分,像有些人來對我說:「母親,我把父母放棄了,我把一切都放棄了!但我們仍然未能完美。」而我說:「你為何要放棄?你抓住一些東西,然後又放棄他們,又或者事情自動結束了?」「對!你看,我們對家庭、父母、國家等等都十分依戀,但現在我們把其中一些放棄了」,但只是「其中一些」。這些一半虔誠的人並不好,不需放太多注意力在他們身上,他們根本不配受到我們注意!那也是十分明確的;你們也不應變成那樣,你們的朋友也一樣,不要讓這樣的人加入霎哈嘉瑜伽。霎哈嘉瑜伽士有著十分特別的士兵的特點:只為真理作戰。若你也擁有這樣的品格,你便能感到四周都被光照著了。

 

在這排燈節裡,我從心靈深處祝福你們所有人,我希望你尊重自己,明白自己在這「團體」中的地位,或在這霎哈嘉瑜伽「社會運動」中所扮演的角色。要知道如何成事,注意力應從這許多荒謬、庸俗的事物中挪開,轉向自己。那股力量將會十分活躍,並且得以成就。而我就肯定明年一切都會十分不同。我們都會得到上天美妙的祝福。且讓我們互相了解,共同努力吧!

 

願神祝福你們!

H.H. Shri Mataji Nirmala Dev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