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初母性力量崇拜

Campus, Cabella Ligure (Italy)

Feedback
Share

太初母性力量崇拜

2002年6月23日 義大利卡貝拉

今天,對於你們所有人來說都是一個完全不同的日子,因為今天是太初母性力量崇拜的日子。太初之母擁有完整的特質,不僅是你們所知道的左脈的特質。

你們都只知道左脈,從錫呂·格涅沙開始,穿越左脈的不同輪穴而上升。我並不想一開始就和你們談論右脈,因為那些穿越右脈的人全都迷失了。

他們從一些書籍中獲得了Gayatri口訣,卻並不知道這是什麼,他們只是習慣於熟記,卻並不瞭解它的真正含義,這就是他們如何走向了右脈,我不知道怎麼說,他們最終停留在額輪,然後他們試圖獲得自覺。他們曾得到承諾,如果你們恰當的使用右脈,會達到終極目標即自覺,但他們中間沒有一人達成。他們大部分人脾氣暴躁,詛咒別人,摧毀他人,很壞的脾氣。所有這些他們都是通過右脈的行動而習得的。靈量並未喚醒,他們最終,至多只達到了額輪,然後跌落到各種完全無明的狀態。

所有這些書籍的撰寫者都不瞭解通過右脈來升進並不容易,最好是喚醒你的昆達利尼。昆達利尼直接在中脈帶你穿過所有的輪穴,直到額輪,並穿過額輪,超越額輪達到頂輪,然後突破頂輪。

那麼,梵穴到底有什麼重要性,它是從哪裡穿越的呢?之前我從沒和你們談過這些。但是現在,我想對你們大部分人來說,是時候了。你看,在童年時期,孩童有一個talu,即鹵門骨區域,那裡不停地跳動。那裡會跳動是因為靈進入了這個區域,當鹵門閉合後,靈便安頓在心臟中。現在你必須成為靈性導向的人,但是,如何進入頂輪,這是個問題。

之前的譚崔教徒,他們穿越了左脈,我們應該說,他們發展出所有左脈的黑巫術。因此,偏右脈的人變得極度暴躁,極具野心、殘忍可怕,他們用詛咒來殺人,他們擅長詛咒人,總是不斷沖向前,把所有人都推到後面,踐踏每個人的權利。他們被視為最野心勃勃和最有權勢的人。

現在,婆羅門,在某種程度上還有刹帝利,他們開始走向右脈。因為在右脈,毫無疑問,他們開始變得很有權勢。他們擁有全世界所有的權力,他們被視為非常強大和尊貴的人,但他們並非如此,因為他們是如此暴躁易怒。易怒的人不可能有靈性。有人告訴他們“你會得到你的靈性,別擔心,繼續前進。”。他們描述了右脈上的七個輪穴。

據他們所寫,有Bhuh和Bhurvah。

Bhuh是大地母親(prithivi),也就是這個世界。

Bhurvah是整個宇宙,或者我們可以稱之為虛空(Antariksha)。

Swaha是指臍輪的消化功能,Swadha是內部的消化,即吸收。Swaha,Swadha。

然後是心智、心——manah。在Manaha之後是額輪、喉輪。喉輪是Janah,集體,人群,走向人群——Janah。

然後是額輪Tapah。在Tapaha的位置,中央是基督,左邊是耆那教,右邊是基督教。事實上這些並非升進的道路,對於求道者的能量來說,那只是旁邊的岔路。

這種情況在印度由來已久,直到現在。所有的導師、所有苦行僧、所有大苦行者,所有這些人都這麼做。但他們達到了什麼境界呢?苦行者是指那些會發出尖刻詛咒(kshu)的人。 只要看一眼,他們就能殺人,就能燒毀東西。他們擁有所有右脈的力量,那麼,這些右脈的力量使他們達到了什麼境界呢?去了地獄,我要說,在某種程度上,如果不是去了地獄,就是在地獄邊緣。在那裡,沒有人得到自覺。你閱讀印度古書(就會知道)

即便不是這樣,還有希臘人、埃及人、英國人以及各種各樣好鬥的人,德國人。所有這些人都那麼富有侵略性。天主教徒,還有羅馬人,所有這些人都愛好侵略,他們掠奪其他國家的土地和財產。極其好鬥。他們信仰殺人,極為傲慢無禮、性格暴躁。

那麼,如何使他們恢復正常,來到中正的道路?一方面,正如我所說,bhuh,bhurva,swaha,swadha,這是消化清除,通過導師原理運作。然後我們有manah,janah,這是集體性。由此,他們變得合群,毫無疑問,因為他們如此強有力,因此有許多人跟隨他們一起來對抗侵略。而曾經他們卻因這種侵略人的性格,打壓人民,壓迫人民。

如你們所知,這種類型的一代代曾在歷史上出現過的人,後續都消失了。他們引發戰爭,殺害那麼多人。像希特勒,就是極度殘忍的例子。他們從不關心人類。最終他們走向了額輪。那些人還殺害了額輪的神祇耶穌基督,他們殺死了耶穌基督。他們毀滅了許多走在中正道路上的真正聖人;有些是降世神祇,也被他們殺害了。

所有這些都從羅摩時代開始發生,發生了這麼多事。如此多的羅刹魔相繼出世,他們破壞了全世界的和平文化。極度自負炫耀,我們可以稱他們是極富侵略性的人。這種侵略伴隨著巨大的暴力而來,一個接一個,達到一個極點。如果有人作出回應,便被殺害和毀壞。降生了如此可怕的人。所有這些人是那樣的性好侵略和具有破壞性。

這種本性仍存在於我們某些人的體內,因為他們傾向右脈。所有右脈的人都有這個問題:壞脾氣、好侵略、宰製人。他們的發展停止了,沒有任何靈性上的成長。他們想要擁有靈性,但由於發展出了這樣的行為,使他們喪失了靈性。我們有過如此多的降世神祇,他們都被殺害、釘在十字架上或者被毀掉。總而言之,沒有機會拯救人類。一個壞人來到世上,他毀掉了全世界。世上有過一個希特勒,他真地打擊了所有人、所有國家、所有民族,我們全都完蛋。

所有這些都是因為我們走向了右脈,我們認為在這邊發展靈性更容易,其實不是。因此他們跨越了界限,達到了另一個階段,完全變成惡魔,羅刹魔,他們沒有意識到人類變成了羅刹魔,他們變成了這個樣子。甚至連他們的導師也象那樣,毫無建樹,只會折磨人,甚至折磨降世神祇,所有降世神祇都被他們折磨過。他們自救的努力確實非凡,但最終沒有結果。

所以,我所嘗試的第一件事就是研究昆達利尼,我應該是能夠提升起昆達利尼的。我早就知道自己是為此而來,不為其它任何事,只是為了提升人類的昆達利尼,以使他們能夠走向中脈,而不會偏右或偏左。但我之前告訴了你們關於左脈的知識,並提升了你們的昆達利尼。通過昆達利尼的升起,你們突破了頂輪,由此進入了實相的喜樂之境,所有那些不好的特質開始脫落。

在中脈,首先是根輪。通過喚醒根輪和中脈,你們變成純潔的人:你們的雙眼變得純潔,你們脫離了放縱和低俗,你們變成非常非常——我想可以說是——聖潔的人。除非如此,否則你們仍不算進入了霎哈嘉瑜伽,你們不能放縱,不可以輕浮,你們不應該是那種想從別人手上賺取金錢的人以及所有那些,或者說任何極富侵略性的人都不可能來到霎哈嘉瑜伽。

因此,所有這類人都被甩出去。我得說,一旦被甩出去,他們便開始發怒。他們不喜歡自己被甩出去,但現在他們理解了,有些人會明白“我們犯了錯”。

因此第一件事就是你要發展你的貞潔,尊重它並享受它。這一切會發生是因為你的根輪被喚醒了。那是左脈上的第一個輪穴,這裡駐守著錫呂·格涅沙。但是在右脈我們也有一些神祇。每個輪穴都有一些神祇來平衡互補,但錫呂·格涅沙處在中脈,因此我們獲得祂強大的祝福而變得純潔,我們開始理解純潔的美麗、純潔的力量。這就是為什麼在右脈上啟動會完蛋。右脈帶來戰爭、殺戮、憤怒。這些人沒有平安。他們只知道一件事就是操控他人,沒有耐心。

接著他們升至更高的位置:腹輪。在腹輪,他們提升那些有創造力的人們的侵略性,從而創造出一些東西。即使在現時還有很多這種東西:他們創造出各種廢物,創造各種怪誕的物品(譯者注:比如一些藝術行為、某些醜陋的東西,如萬聖節面具),以及一些非常非常,我應說,非常骯髒的事物來博取名聲。因此,這是我們在腹輪處得到的其它東西,人們想要獲得的名譽和地位。那來自右腹輪。

然後那裡的第三個輪穴是臍輪。在臍輪我們全都出去賺錢,沒有拉希什米,只有金錢。通過各種手段賺錢,他們欺騙全世界。他們用賺來的錢,做各種各樣的壞事。他們欺詐,或者侵略。欺詐在一些偏左脈的國家非常嚴重,比如印度,而侵略則出現在那些傾向右脈的國家。

在腹輪中部,我們所得到的特質是創造力:藝術創造,非常美,很深入,那是絕對充滿靈性的。這些都消失了,人們開始展示甚至是滿身骯髒劣習的降世神祇。在那種進展中產出了各種污穢。

然後,正如我所說,我們有臍輪。在臍輪人們追逐金錢。偏向左脈的人在賺錢,偏右脈的人在用錢侵略。如果他們能賺錢,他們便認為自己站到了世界之巔。如果他們有錢,他們便會想“沒人比我們好!”所有這一切使他們完蛋,完結了。最終會到達一個點,他們會意識到,金錢不是用來毀滅的,是用來建設的:建設國家、將人類聯結到一起並在他們中間帶來平安和愛,金錢是用來幫助他人的,是用來做所有好事的。

然後,同樣右脈的人來到了代表母親的輪穴,他們成為可怖的母親,企圖操控他們的孩子,操控每個人,無法為孩子做出任何犧牲。這樣的女性已經夠多了,她們對丈夫和孩子咄咄逼人。甚至連男人之中的母性也已終結和完蛋。當我降生在地球上,看到所有這一切,我感到震驚:“這都是些什麼人啊?我該拿他們怎麼辦?我該怎麼喚醒他們的昆達利尼?”在臍輪他們只是迷失了,但是現在輪到了代表母親的輪穴。他們沒有父性,沒有母性,他們對孩子揠苗助長。非常自私、自我中心、好宰製的父母。這就是在心輪所發生的事。

然後,來到了集體意識的輪穴,我們稱之為喉輪。在喉輪,他們想要佔領整個世界。他們想將整個世界占為己有,自己稱王,他們建造帝國,他們胡作非為,甚至已經達到了非人類所能企及的地步。他們真的是羅刹魔,我要說,那些羅刹的特質還在那裡。在他們的行為舉止中,在每件事中,你可以看到他們如何對人行事,那樣地對待他們。他們制造反靈性和好侵略的人民。然後這世界變成了雙面世界,即有充滿侵略的人,也有被折磨的人。即使是現在,這個雙面世界還繼續存在,只不過比以前少得多。感謝人們對集體性的理解,建立了許多很好的機構,但是這些機構卻未能達成目標,他們並不算成功,因為這些機構的首領正在操控,但是控制什麼呢?不是控制他們自己,而是控制別人。所有他們的這些行為都毀壞了這個輪穴的運作。

如今,如果你環顧四周,會看到在整體層面上到處都有戰爭在進行,戰鬥在進行、殺戮在進行、毀滅在進行。怎麼會這樣?現在這個世界有如此多充滿靈性的人。所以,原因就是,這些有靈性的人變得非常安靜,非常享受他們的靈性生活,變成了非常溫順和平安的人。但這樣並不能帶來和平!你必須行動起來,你要為這個世界帶來和平。你必須為此做點什麼。我們對自己的進化非常滿意,但是我們並沒有花心思來看看其他人的進展如何,他們已經走了多遠,我們會在哪裡與他們相遇,我們可以改變些什麼。在我的層次,我可以改變許多事,但是,在你的層次,你改變了多少人呢?你做過什麼呢?我們要看到這一切發生。

在額輪中,你仍然帶著你的自我,你對自己的平安感覺非常開心,對於在霎哈嘉瑜伽所獲得的一切非常愉悅。這正是今天這個世界所面臨的最大的災難,那些充滿靈性,那些達至非凡靈性高度的人卻最不願關心要做點什麼有益的事情。他們所做的就是享受他們的靈性,來參加普祭,越來越有靈性。但他們並未集體性地開展工作來改變別人。

他們有些人是在工作,總共一兩個(印地語:這就是全部了)。但其餘那些人正以這樣一種方式享受著自己的美好時光,就是人們認同他們是偉大的靈,是好人,這就是全部。現在我想要你們去內省,看看你到底集體性地開展了多少工作,你轉化了多少人,就像這樣。你和誰交談了?你對多少人提及霎哈嘉瑜伽?就這麼點人而已。基督只有十二個門徒,他們卻比你們有行動力得多。

所以,現在你們要走向右脈。當你們走向右脈,我們會創造有行動力的人,而不只是一些無用的、能忍的、非常安靜、平和的人。那不是霎哈嘉瑜伽的目的。霎哈嘉瑜伽的目的是改變、改變如此多的人。那些這樣做的人,我所有的祝福將會伴隨著他。但那些只是自己享用的人,這樣做並不太好。在你的國家有多少人接觸過霎哈嘉瑜伽?去找找看。你幫助多少人成就了它?

所以,你的霎哈嘉並不是一個完全的瑜伽,你的霎哈嘉只是在左脈的局部瑜伽,在這裡你可愛又和藹,只是這樣。無論如何,我並不是說你要變得咄咄逼人。儘管我看到人們想成為領袖,他們想成為偉大的人,但是,他們又給予了多少人自覺呢?他們向多少人談論過霎哈嘉瑜伽?

我說過,甚至在飛機上你也可以去做,走在街道上,去到任何地方,和人們談論霎哈嘉瑜伽。但是在這裡我們使用霎哈嘉瑜伽令自己變得偉大,用於瞭解我們自己。這不是將霎哈嘉給予你的目的。把霎哈嘉瑜伽給你是為了讓你去給予許多人自覺。

我請求所有的年青人,年輕一代,不要像老一代人那樣將他們的霎哈嘉能量浪費在荒謬的事上。你最好走向前,和人們談論霎哈嘉瑜伽,傳播霎哈嘉瑜伽。他們卻對於運營學校、照料貧困人群更有興趣,做這個,做那個。那不是你們的工作。你們的工作是創造更多的霎哈嘉瑜伽士。但那並沒有發生,我所看到的是那沒有發生。右脈是缺失的。你應當來到右脈。全都走向前,不會有什麼事發生在你身上。沒有人能殺害你,沒有人會妨礙你,沒有人能逮捕你。相信我說的!你擁有力量,但如果你不用它,你就會像這樣。

這正是為何我們停滯不前,我們應當知道我們要使用右脈。右脈非常重要。下次我會和你們談談右脈,你們在右脈上擁有什麼。

現在,你要嘗試各種方法讓自己不能變得偏向左脈。因此,以恰當的理解、朝著正確的方向來運用你們的右脈吧。而不是某種,我想說,非常專斷或操控的個性,像希特勒那樣。我們在霎哈嘉瑜伽中也已經出現了希特勒!但現在是時候了,你們要多做些事,比以前的聖人所做還要更多。用那樣的方式來成就它。不要把它留給自己。你擁有家庭,有非常可愛的孩子,擁有,享受,所有那些。那不是霎哈嘉瑜伽。霎哈嘉瑜伽是為了轉化全世界。你必須思考:你在做什麼?你在哪裡?你通過霎哈嘉成就了什麼?

然後我們來到額輪。在額輪所發生的是,霎哈嘉瑜伽士正在變得,已經變得可以容忍任何事,他們可以忍受任何事——那不是我所想要的。我們所要的是去除他人的苦難,去除他人的侵略性。的確,我們並沒有,我們沒有那種組織,我們沒有那種理解。如果這一切可以成就,你們會變成不同的人。

因此,我們變得像聖人一樣,你瞧,坐在自己的隱居室裡,不幹任何其它事情。所以,最好是不帶侵略性地嘗試著去做一些積極的事。我知道,你們有些人仍然非常好侵略,愛炫耀。但如果你進入某種集體成就的氛圍中,那麼,你會意識到,你犯了什麼錯,你的性格裡還缺乏什麼。那非常重要。

在額輪,有許多霎哈嘉瑜伽士畏畏縮縮,我不知道他們怎麼了。在額輪我告訴過你們,必須原諒,但那並不意味著允許人們做錯誤的事。因為你想要原諒,如果不去戰鬥,不說什麼話,只是旁觀,只是原諒,那會非常容易——不!你要走向前,和那個人談話,告訴他那是錯的。你必須面對它。如果你不能面對它,那麼你是無用的,就像任何其他人一樣。你們這些人得到自覺又有什麼用呢?

所以現在我們必須瞭解,不僅僅是我們擁有了能量,我們很妥當,最好不過就是你還可以治癒人,不是這樣!你必須去傳播它,你必須走向公眾,在這一點上你要變得合群,你必須傳播霎哈嘉瑜伽。全世界有如此多的霎哈嘉瑜伽士,我們卻並未有太大進展。因此,現在,你自己必須計畫,你要做什麼,你要怎樣去做,你要怎樣傳播霎哈嘉瑜伽。這是非常重要的。因為你們這些人擅于談論霎哈嘉,擅于歌唱霎哈嘉瑜伽;所有這些事都沒有用,沒有用,除非你能實實在在地證明帶了更多人來到霎哈嘉瑜伽。

在像土耳其這樣的小國家,我們有25000位霎哈嘉瑜伽士——你能說什麼呢?他們全都是穆斯林,25000名穆斯林變成了霎哈嘉瑜伽士,而你會發現在任何其他國家,這個數字卻非常少。他們並不很富裕,但他們關心他們的自覺,他們關心給予其他人自覺。非常令人吃驚的是,霎哈嘉瑜伽在那裡是如何成就的,是如何傳播的。

因此,不要再思考你的問題、你的敵人、你的力量了,而是想想如何把力量給予其他人,如何把他們變成霎哈嘉瑜伽士。這非常重要。如果你在頂輪,那麼你會擁有所有的力量。在頂輪,如果你不傳播霎哈嘉瑜伽,得到自覺又有什麼用呢?只是為了你自己?那是非常自私的。

所以我要說,請努力帶更多人來到霎哈嘉瑜伽,而不是傳播你自己的榮耀,你自己的名聲。充滿活力地行動起來。

好多人向我抱怨,霎哈嘉瑜伽士只不過是一些死氣沉沉的人。你們是那樣的嗎?只有像我這樣的一個人做了這麼多工作,那麼,為什麼你們這些人不去工作呢?在你的整個國家,你成就出來了嗎?去想想吧。那就是為什麼,除非你這麼做,否則你不是sampurna,你並不完整,你並沒有理解太初之母這一完整形象的力量。

那就是今天我為什麼要告訴你們,你們崇拜我太初之母的形象非常重要。但你們應當知道,太初之母必須是一個整全的形象。不能是僅僅左脈半邊——不是那樣。如果不能成就,又有什麼用呢?就好像任何其他人意識到了任何其它事情,那並不怎麼重要。你們不僅僅要去傳播霎哈嘉,還要讓瑜伽士們意識到這一點(即太初之母必須是一個整全的形象)。

我將我所有的祝福,所有的愛,所有的力量給予你們。但試著去理解這一切吧。好嗎?

 非常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