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初之母崇拜 Nirmal Temple, Cabella Ligure (Italy)

太初之母崇拜 意大利卡貝拉 2001年6月3日
 
今天我們崇拜太初之母。我認為這是最重要的崇拜,因為是太初之母的力量,令你得到自覺,得到真理,得到仁慈和愛的力量。衪是從最高濕婆神(Sada Shiva)分裂出來的力量,並以衪自己的意願創造了整個宇宙,一個個跟著一個個的宇宙。衪充滿創造力和愛,衪用愛,成就了這偉大的創造,亦創造了這個世界。
這是一個特意選擇的星球,它非常優美地被放置於太陽和月亮中間,最終為了創造人類。這是衪偉大的創造,以無比的愛和眷顧完成,並寄予極大的希望──就是衪的兒女將會知道真理,並將得到有關他們自己及其他一切事情的最終知識。
你在《聖經》中讀過有關太初之母如何以蛇的形相來到世上,告訴人類你們需要得到知識。阿當與夏娃,尤其是夏娃,他們接受吃那知識之果。否則他們仍會好像動物一樣,對生命的奧妙一無所知,他們或許比動物稍高些。當他們吃了那果實,便開始感覺到沒有衣服蔽體的情況有些不對,所以從樹上拿了些樹葉遮蔽自己的身體。
故此,首先出現的知識是有關貞節的知識,因為神聖格涅沙已被建立,衪的影響力令我們感知需要遮蔽自己的身體。我們已非動物,只有動物對此不知道,當然它們不是站著的,所以仍不成問題。
有了貞節的知識,人類開始逐漸成長昇進至美麗的國度,但仍有很多事情等著我們去認識和覺知。你或許已認識很多事物,但除非你已得到靈性上的覺醒,得到真我的知識,否則所有其他的知識都是絕對微不足道。
只要你擁有真我的知識,你就會變得很有力量。這真正的力量,是出自仁愛和慈悲的真正力量。
今天,你看見整個世界都忙於爭鬥,他們為了在戰爭中保護人們而創造出精密龐大的防衛裝備。整個世界好像在一場瘋狂的競賽中──互相廝殺,互相毀滅,互相競爭,充滿野心,引致爭鬥,繼而是更大的戰爭。他們為了一塊土地而廝殺,是如此無知。當你死亡時,你能否帶走這片土地的任何一撮泥土?
當你出生時,你緊握雙拳而來。當你死亡時,你攤開雙手而去。你又能帶走些什麼呢?就算你或許不想帶走任何東西,但你是否享受那些你認為重大而為之不停爭鬥的事物呢?這些爭鬥為何仍持續於那些缺乏理性的人之中?當涉及一塊土地時,你會驚異人們是怎樣的捨棄和平、捨棄諒解。整件事都偏向十分錯誤的方向,趨向完全的毀滅。
令人類受如此多苦難的,其實是他們自己的無知,他們因而產生各種各樣的習慣、迷戀、認同。這是如何的狹隘,令人們一個接著一個被全數毀滅。人們需要恢復理性,需要得到真我的知識。
真我的知識是救世者給予人類的鑰匙。我們已有這麼多聖人、這麼多蘇菲派(Sufis)、道家和襌宗人士。各種各樣得到自覺的靈來到這世上,他們都受苦難,受折磨,沒有人明白他們。然而,現在讓你們知道真理的時刻已經來臨。這真理非但不枯燥,還充滿仁愛。這真理包圍每一個人,並帶出我們存在的整體視野。我們為什麼會活在這世上?我們的目的是什麼?我們應該做什麼?太初之母的力量就是以愛和慈悲令你們首先明白自己的真我。
你一己之愛是極之有限的,不能感知自己真實的存在。試想這對你是一項極重大的任務,就是首先你要非常認真地做到感知自己的真我。
那是極之重要的。首先你要覺知自己的真我,現在你已得到靈的光。在靈的光的照耀中,你可以看見你是什麼,你已邁進多遠,你如何做著錯誤的事情,並給自己造成什麼傷害。你更擁有一種力量去治癒,改善,並恢復你的理性。這些是最重要的時刻。你永遠不會再得到這些時刻,在過往歷史中不曾有,在以後、將來你亦不會得到。
這就是你有的時刻,不單是有關知覺及真我的知識,你還會知道如何去做。在過往,那些聖人、道家、襌宗和偉大的導師們都只描述得到真我知識的人,他的行為及作風如何,怎樣與別不同。但他們沒有告訴你如何成為這樣的人。沒有人可以告訴你,沒有人能夠做得到。或許他們大多數都不知道靈量的知識,而那些知道的也不能公開談論它。
太初之母最偉大的工作就是把靈量放進你的聖骨內。靈量不是太初之母,太初之母遠比靈量更偉大、更廣泛、更深入、更強大、更有力量。靈量是太初之母的反映,當衪升起,你就會知道發生在你身上的事,以及你如何得到自覺。但你必須警剔自己,你是否真正是仁慈的人?對仁慈的人來說,他們首先會想幫助其他人,拯救其他人。他們不會只滿足於自己的成就及自己的自覺狀態。
事情不會這樣成就,因為太初之母為什麼要如此辛勞盡力做這麼多事情?正如你所知,我需要非常努力地工作,我自孩童時期便開始十分努力地工作,並經歷了以人類標準來說是極度艱辛的時刻。但最壞的時刻,就是當我看到那些我給予自覺的人,他們對其他人只有很少或全無責任感。他們缺乏現時我們最需要的仁慈和愛心去拯救這世界、拯救人類。
這不單是我們主要的工作,而是我們唯一要去做的工作。所有其他的事情都不會為人類帶來任何成就,除非以你個人的努力讓別人得到自覺,以及得到這方面的知識。這知識是非常容易明白的。這知識毫無疑問是很微妙的,正如我曾告訴你們,現今科學家在談論量子理論(quantum theory)時說他們看見神蹟的光波,並已就此進行研究。
如果說只有一些霎哈嘉瑜伽士能比別人昇進得更高,這是不對的。你們每一個人都需要知道發生在你們身上的是一件非常特別的事情。即使你們曾去過喜瑪拉雅山,辟榖挨餓,或多年不停歌唱頌讚神,或做盡所有儀式和苦行,你們也不能得到自覺,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
我很清楚此事。因此我需要非常努力地工作,面對各種問題、擾亂和壓力。為了什麼?就只為了要看到你們都得到轉化,成為我的手。你們要工作,每一隻手指也要工作。這就是我一向告訴你們的,現在是我們的責任把它實現。不單只是自己要成為霎哈嘉瑜伽士,現在是開花結果的時期,我們要有很多很多的霎哈嘉瑜伽士。
你們要明白這是太初之母的工作。這不是任何一位聖人的工作,亦不是任何降世神祇的工作,或任何政治家或偉大領袖的工作。這是太初之母的工作。衪是這般無形地在你們之中顯現結果,現在你們必須明暸。
我知道你們熱烈希望令我歡喜,亦很清楚你們愛我,想為我做事。你們可以為我做的最偉大的事情就是去傳揚霎哈嘉瑜伽,這是給予你們的一項非常特別及極度艱鉅的祝褔。你們不用任何努力,不用付出任何金錢,也不會為儀式而生病,你們就是自然而然地得到了。但這不等如說這是你們生下來就有權利得到的。這是太初之母的工作。太初之母的工作需要在你們的生命中顯現。這是慈悲,不需任何報酬。
人們曾為了傳揚宗教而同情及照顧貧窮或傷殘的人。霎哈嘉瑜伽士實在無需這樣做。他們要做的是改造其他人,找出所有途徑方法改造其他人,傳揚太初之母的訊息。你們只要集中心思在這方面,就會知道如何進行。
任何時刻,我們都應有迫切的願望去找出可以傳揚霎哈嘉瑜伽的方法。否則就如耶穌基督所說,有些種籽落在濕土裡後發芽,卻不能成長。你要真真正正的成長才能變得十分特別及真實,並知道你有能力做什麼。
我確實有宏大的理想,並常談及這個理想,若這只能止於崇拜聚會,則不是好事。我知道在一些國家是很困難的。嘗試找出問題所在及為何如此困難。我們要將注意力集中留意其他人正在做什麼事摧毀自己,這是最後審判不可分割的部分,但同時亦讓我們透過慈悲和愛心盡力去拯救別人。
這是太初之母的工作,不是任何聖人或降世神祇的工作。衪們毫無疑問全都與我們同在,無時無刻在幫助我們。但你們已擁有太初之母的力量。這力量非常偉大、無所不達、有如神跡般奇妙。這力量極之有效,但除非你們已覺知自己的力量,否則又如何去成就一切呢?這就好像一部裝備齊全的機器因無人使用而失效。
一直以來我需要經歷極度危險的時刻,有時我感到事情對我是如此困難,令我感到或許要再降生一次。但現在對你們這已變得十分容易,就如一個人要建造一條路是非常困難的,但對於那些在道路上行走的人,他們不瞭解如此容易就得到了。一旦瞭解,他們同時也會瞭解要讓更多人可以在這條路上行走──這條用無比耐性、體諒和愛心所造成的路。
我真想看到所有霎哈嘉瑜伽士都能盡其所能去改變這世界,這世界需要改變。人類需要由你們拯救,而非其他人,非總統、首相或部長,他們之中沒有一個能改變及拯救這世界。只有你們才配得上,並有此力量。你們是否已知覺自己的地位,並昇進至如此高的身分?這知覺還未存在,若已存在,你們就會傾力四出向其他人表達你們的愛心和慈悲,令他們知道他們是什麼。
只有以霎哈嘉瑜伽你們才能拯救這世界,除此以外並無其他出路。其他所有的事,例如說你們去幫助窮人,去幫助這幫助那,都只屬極之表面的事。最好的事就是將自覺給予每一個你們遇見的人。我們看見兒童茁壯成長,我可以預見他們亦會成為偉大的霎哈嘉瑜伽士。但在他們面前,你們必須彰顯自己所做的事的優點。這不屬靜態的工作,而是一個大規模的運動,充滿爆炸性。除非踏出那一大步,否則我不知道誰會為那末日而被埋怨。
你們要為人類建立最終目的,切勿輕視自己。如果你們沒有來到我面前,可能永遠都得不到自覺。在那麼多人之中,你們來到我面前要求,並且得到自覺。這自覺你們知道是不能強加於你們的身上。這種感知能力及它的增進是不能勉強的。
你們要發展自己那深藏於內的注意力,並看清自己究竟做了些什麼。如果你仍忙於應付有關金錢、權力的問題,或要應付這或那問題,那你本身就是問題,而不是霎哈嘉瑜伽士。
霎哈嘉瑜伽士是超越所有事物及非常有力量的。他們會得到力量,這是來自愛和慈悲的力量,而非空談。這不單是愛他人的行為,你們還會擁有強而有力的人格,發出上天偉大的光輝,深深地把別人逮住,你們所需要的就只是非常勇敢的人格。
我要說霎哈嘉瑜伽練習者已有所改善。否則每一個人仍會寫信給我說:「我這樣不妥,我父親那樣不妥,我袓父又有不妥。」以及其他各種各樣的事。這情況已成過去,我要說這已大為減少。但代之而來的就是向我訴說誰人有病、誰人不能治癒,誰人仍未有改善等,人們的注意力一定要改變。
假如在任何地方有人患上癌症,立刻就會有起碼十張照片來到我處,領袖會寫信給我,妻子的領袖也會寫信給我。每一個人都會寫信給我說:「母親,請你這樣、那樣。」為什麼?這是我的工作嗎?那人可以接受治療,我們有醫院,亦可以用我的照片去治療他,但在此時人們的注意力總是流向仁慈那一部分。
治療所謂在身體上、精神上、情緒上、經濟上,或婚姻中受苦的人,並非你們或我的工作。如果他們病了,應該拿一張我的照片去工作。如果不湊效,那表示他們不值得。
你們無需治療他們,或為他們解決問題,如不成功就寫信給我說:「母親,誰和誰有病。」什麼事如此重要?我們四周已有這麼多健康的人,為什麼不先從他們開始?我們的工作不是治療別人。對人們有眷念和同情心是沒問題的,很自然我們的注意力會投向患病、貧窮或受苦的人。然而對霎哈嘉瑜伽又怎樣呢?如果有人生病,就會有一百個霎哈嘉瑜伽士將注意力放在那個人身上。是什麼原因?這是否慈悲心?不是。他們只是想證明他們能治好那人,而非出於慈悲。
現今的慈悲是要將人類改變成為霎哈嘉瑜伽士,成為好人。那就是太初之母的愛,因為生於這世上的人無論如何總要死去。當然我們不應麻木不仁,我們應把注意力放在我們能使多少人得到自覺上。許多時人們只沉溺於所謂治療和改善的事。
此外又有在婚姻中出現的問題。有些結了婚的雙方不想再維持下去。好,就此結束吧。假如他們不想再住在一起,就隨便他們吧。我們已有這麼多有理性及健康的人在這世上。你如何還要和那些不想住在一起或有問題的人繼續糾纏呢?這不是你的工作。你首要是做一個靈性工作者,而非社會工作者。當然你可以順帶做社會工作,這不成問題。但你主要要做的是改造人類。人類最大的疾病是吝嗇、殘忍、折磨他人和憤怒。所有這些內在而非外在的疾病都可以治癒,這是現今所需要的。每一個國家都在爭鬥及遭虐待,無時無刻冒著被毀滅的危險。你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令他們得到覺醒。
現在情況已經非常清楚,當你令某人得到自覺,他珍惜這自覺,並且成長,你便會得到保護,你是完全的受到保護。
你或會說誰保護你呢?就是太初之母。但除此以外,還有一個毀滅的力量在這世界運作。這並不是負面的力量,而是最高濕婆神正面的毀滅力量。衪說若太初之母的工作進展良好,衪會高興。但衪坐在那裏看守著每一個人及霎哈嘉瑜伽士所做的每一件事,如衪發現有些事是真正的非常錯誤,我也控制不了。他會進行毀滅,我不可以去到那一點。衪會進行毀滅,衪不單毀滅而是把成千上萬的人毀滅。
在任何地方發生的大災難,我們可以說好像地震或旋風之類,所有這些都是來自至高神(Shri Mahadeva)的運作。在這方面,我也幫不了你們。但假如你們真正令別人得到自覺,所有這些都可以避免。當然,我會說是太初之母的一時之念而開始創造這世界,創造你們及令你們成為霎哈嘉瑜伽士,但你們的責任也是很重要的。
你們不能負責什麼,我覺得或許這是我的責任,但這是有差別的。我從來不覺得這是我的責任或工作,從來不覺得我需要如此做。我就是做了,那就是我的工作。你也應該有這種性格。你要以非常謙虛及優美的方式去做,然後你就會驚異地發覺你如何受到保護、得到支持,以及每一樣事情如何成就。
你可以得到最大的喜悅,就是當你發覺你可以令人得到自覺,你可以改變他們的生命。你從不會感覺如此的喜悅,就算中了彩票大獎,或得到上好的工作、名譽、地位或崇高的獎賞,都不會。製造霎哈嘉瑜伽士能帶來無限喜悅,這是人生一大樂事。你們會培育出手足之情,團結和合一是充滿愛和慈悲的喜悅。這是一種不同層次、非比尋常的喜悅。
你們不用害怕我,但要害怕自己。要看守和警惕自己,看清楚自己在做什麼?自己曾做過什麼?因為你們已得到覺醒。如果得到覺醒的人不能把光給別人,要他們又有何用?你們看這些細小的蠟燭,不論它們的光如何微細,它們仍把光發出,它們為發光而燃燒自己。
如果我們不能發出光,得到覺醒又有何用?覺醒不單是指給你自己的光,且是那來自上天非比尋常的愛和仁慈的光,正如你在影片中看到,那是上天神聖的愛的作用。有時我會覺得稍為衰弱,那就是當我聽到現時有霎哈嘉瑜伽練習者牽涉在金錢、欺詐及各種各樣的犯罪活動中。我不明白,亦難相信。
你們已得到最崇高的,為何還要做如此低下的事情?只因為你們還未能感受到自己已經得到。不,你們實在還未得到自覺,你們不尊重自己。若你們仍在同一陣線和水平,我要說,這對我或對你們自己都不公平。我們要把事情成就。我已獨自非常艱辛地工作,要處理各種可怕、極之不仁慈、自私及殘酷的人。但不成問題,我已發現如此美麗的誕生,你們一定要保持這光輝去把事情成就。
我會很高興知道霎哈嘉瑜伽正以極快速度深化及廣泛地流傳,人們能真正進入平安、喜悅及快樂的領域。
這是我的夢想,我希望你們能成就它。
謝謝你們! […]

霎哈嘉瑜伽和基本医药 (Location Unknown)

霎哈嘉瑜伽和基本医药
霎哈嘉瑜伽和基本医药锡吕.玛塔吉.涅玛拉.戴维 — 一位祖母,学者和自由战士。她小时候曾入住圣雄甘地的静室; 学生时期研读了医学课程,而当自由运动席卷印度时,她为国家独立而战。1970年是她起着至为重要作用的一年。这一年霎哈嘉瑜伽得以启迪和发展,现今已传遍世界各地。霎哈嘉瑜伽是一门整合科学,带给人们精神,身体和灵性的安康。通过我们每个人体内一个精微能量系统的运作,可以实现我们身心灵的统一和谐。"你们不是这个身体,这个思维,这个制约,这个自我,我们是灵。你们不必盲目接受我所说的,因为盲目的信仰导致狂热。但是作为科学家,你们必须保持头脑开放,你要自己去证实我所说的,如果是真实的,你们必须诚实地接受它。"在当今的社会,这个作为我们存在根基的精微能量系统已经被人们忽略了。它失去了平衡。当今出现的身心疾病正是这精微能量系统迫切需要被修复和给予滋养的严重诉求。我们对平安和复苏的共同愿望源自内在深处的渴求。它是我们内在状况的反映。我们通过科学对文明和进步了解了很多。这是一颗树的成长,外在已长得枝繁叶盛,但如果不了解我们的根,我们还是会被毁掉。所以要了解我们的根,这很重要。每个人体内的精微能量系统或者精微身体被分为右,左和中间3条经脉。右脉对应自动神经系统的右交感神经系统和大脑的左半球。而左脉连接大脑的右半球并对应左交感神经系统。如果一个人右脑中风,作为常识,他左边的身体就会受到影响。与心理学家的观点一致,霎哈嘉瑜伽认为右脑负责文字、艺术和表达性思维的功能。一般认为,这些功能女性会更有优势。左脑对应着线性的,计算和数学逻辑功能,这些一般认为是男性占优势的大脑活动。著名的分析心理学家卡尔?古斯塔夫? 荣格博士认为左右两脉分别具有(男性的)女性特征(anima)和(女性的)男性特征(animus),集体无意识则位于中脉。通过研究,他发现每个女性的内在有男性特征的一面(animus),对于男性而言,则有对应的女性特征 (anima)。荣格一直意识到西方文化由于过于推崇男性占优势的逻辑、分析和外在成就方面而形成了不平衡。这些被认为是男性方面,在人类内在的右侧。右脉也为计划,行动,分析和预测活动提供所需能量。在身体层面它对应肝脏和胰腺。这个行动的力量沿着脊椎的右侧上升在视神经交叉处穿过至左侧,在这里产生一个叫自我的东西。自我是个幻相。我们所做的只是制造些无生命的物品,例如一些树木死了,把它们做成一些平台或者家具。我们用一些石头,修建成一个厅堂,就认为自己完成了一项伟大工作。实际上,我们所做的只是重建无生命的东西。但是当做这事情的时候,我们觉得自己做了些了不起的事情。这就是自我是怎样发展出来的。右脉对应着未来。所以 计划过多、思考过多的人们耗尽了这个中心的能量,因为这个中心的首要责任是将腹部的脂肪细胞转化为过度使用的大脑所需的灰质细胞。因而,当你思考过多时,它不得不为这个十分重要的功能做更多的工作。当它开始为一个功能工作时,其他的功能便被忽略了,其他功能如,照顾滋养并提供能量给肝脏、胰腺、脾脏、肾脏和部分肠脏。西方医学走的是右侧路线,只进行局部分析研究,而不综观整体的身体运作机能。“当然,当你忽视肝脏时,你知道人们常说,你活到你肝脏能允许的那刻。现在这个肝脏不得不清理所有从你的身体而来的毒素。它以热力的形式产生出来,并被输送到血液中。但当这一点被忽视,可怜的肝脏没有了能量不知道如何运转。所有的热力被积累在肝脏里面。因此一个有肝脏问题的人会有这些症状,他会罹患偏头痛,他无法看阳光,也会脾气暴躁,易被激怒,感到愤怒,因为有太多热力。接着这热力传递开来。我说过在堪培拉(澳大利亚首都),大部分的官员们有这类问题。因为他们计划得太多,而我们要到哪里去实施这些计划呢。噢,天知道。接着这热力上行和下移,当它下移时,它带给你一种很坏的问题,可怕的便秘。原因是热力堆积在你的肠子里,大肠里。它也会让你的肾脏硬化,这样肾脏就出问题了,不能排出尿液。然后你要去做透析,接下来你被鉴定真正地死亡。因为你已时日无多。这是十分昂贵的治疗,可是医生们不会坦白地告诉你,噢,你活不了啦。这热力会上行,当它上行时,当它到达你的右心轮,如所示这里。你会患上哮喘。当然哮喘和左脉也有关系。因此左脉问题一旦被触发,你就会得哮喘这种可怕的疾病。接着这热力继续上行,会毁坏你的喉咙。它会让你的右臂麻木,让你的左眼发红,还会让左耳聋掉。如果有这样一个年轻人过多使用身体和精神能量,还酗酒,他会得致命的心脏病,十分严重的那种,他有可能英年早逝。你要知道年轻人的所有这类心脏病发作起来总是致命的。而在你的另一侧,胰脏被忽略了,如果胰脏被忽视,结果是你会患上糖尿病。甚至如果母亲过度计划和思虑过多,她们会给孩子带来那种疾病,孩子出生就有先天糖尿病。然后你会有第三种和脾脏有关的问题。这是最为危险的一种。当今时代我们的生活很匆忙,总在赶时间。结果我们变得极端繁忙。假如你晚上睡得很晚,而你第二天早上不得不早起。胡乱穿好了衣服,然后要赶去办公室。你连早饭都顾不上吃;你妻子会给你早餐,你在路上在车里吃着早饭,然后开始读报纸。你感到震惊,因为生活中有这么多可怕的事情发生。报纸从不报道一些好事或是做得好的事情,而总是那些不对头的事情,来耸人听闻。有时候这真是可怕的事情,大清早的如果你看到这些可怕的报道,作为一个人,时不时的被震惊。接着你发现路上交通堵塞,你好沮丧,以致你的平和完全被破坏了。现在,当你处于紧急状态时脾脏负责制造红血球。你一定也知道当你吃着东西奔跑时,你这个地方会疼。那是因为你的脾脏正在试图泵出新的红血球。现在要制造更多,可怜的脾脏不得不很努力地工作,但它理解不了这疯狂忙乱的人性。每次当它试图配合时,它也就疯狂了。因此这个脾脏会变得疯狂,最终这种情况触发了左边的问题;你便患上可怕的白血病或血癌。肠胃问题,胃疼和所有那些消化系统问题,也接踵而来,只因为右边的一个能量中心。我甚至还没讲述左边的能量中心。如果我说完所有这些,整个药物学就给讲述完了。就像那样。所有这些中心的排列组合状况带给你身体方面的问题,而左边带给你精神方面的问题。”荣格把左脉称做集体潜意识。我们内在的这一边十分复杂,而且对身体健康方面可以有毁灭性的影响。“因为正如霎哈嘉瑜伽所认定的那样,有7个主要的神经丛,它们的功能状况决定了一个人的精神状况和社会行为。这是对身心医学和人类生理学理解方面的进步。人们第一次有可能找出行为和疾病的关系,因为迄今为止,人们只知道压力会导致多种疾病,如糖尿病、高血压、哮喘、关节炎等等,甚至癌症。但是人们还不知道为何一个人会得某种疾病。”“如果你在医学文献中看到关于疾病的描述,你发现可以说是身心压力导致了在大部分的西方国家、发展中国家以及发达国家中高血压病例的增多。通过第一个论题所做的研究工作,我们发现这可能十分重要,如果一个人练习霎哈嘉瑜伽,便可以很好地控制压力因素。因为你们看无论一个人是在压力,紧张或者焦虑状态,所有测试参数都在他放松压力后的情况下测得,我们发现一个人每天练习霎哈嘉瑜伽只需20分钟,大约3-4个月时间在血液方面便有改进,心脏功能有改进,脑电图有变化,在肌肉活动方面也有改变,神经传导素也有改变。”“在原发性高血压组,我们选取的是25名女性病人。她们的年龄和社会经济状况接近,其中15名病人自愿同意练习霎哈嘉瑜伽,而10名病人充当控制组角色。这两组病人最初均需用药。霎哈嘉瑜伽组开始的血压是169/109毫米汞柱,控制组是166/111毫米汞柱,研究进行了4个月,我们观察到许多病人逐渐可以停用抗高血压药物,而四个月的后期所有霎哈嘉瑜伽组病人可以停用抗高血压药物,而且血压达到了135/83毫米汞柱水平。而控制组血压还是在167/111毫米汞柱。这表明,无需用药而通过霎哈嘉瑜伽练习来治疗这种原发性高血压情况是有可能的。”“在我的医院,我开始运用霎哈嘉瑜伽治疗儿童,很高兴地看到它是如何解决了许多问题,许多病症。例如一个7岁的孩子,他肝脏肿大(11)厘米,关节有许多问题,医生不能做出正确的诊断。但当我感觉到哪个轮穴受影响,主要是腹轮,脐轮和额轮,我第一次为他做清理后,肝脏小了4cm,而且每天减小1cm, 过了10天后他完全康复了。他有很多神经系统方面问题,像肌肉痉挛、焦虑反应,当他回家时,他父亲都认不出他了。他安静地坐着没有任何问题。但是当然你不能只给孩子们引入霎哈嘉瑜伽,母亲要参与,要非常非常的和孩子一起并且同样的练习…在其他的疾病、像其他的重症监护和门诊科室也起作用。有时我提升能量,然后严重的支气管哮喘消失了,也还有许多其他的案例。现在我开始和一个医院的医生,护士和别的人组成的霎哈嘉瑜伽小组一起开展工作,大约有2个月时间,它开始起效。我很高兴留在霎哈嘉瑜伽。每天都感谢锡吕玛塔吉。JAI SHRI MATAJI"西方医学已经极大地提高了我们的生活质量,也使我们达到医学效率上的相当高度。但这样做的同时也失去了整体的视野。与此对比一些医学理论,例如传统中医是将人体看作一个整体。情绪的稳定、精神的状态、灵性的需求和道德观念都在传统中医的医治过程中被加以考虑。从而,中医具有西医所缺乏的精微性。意识到这点,我们尝试把中医药翻译引进西方文化和环境中。但这样做的时候,基础已经很大程度被丢失了。西方医学着重点在于单个元素,而不在于作为整体的人,或他和宇宙的精微关系上。像荣格理论的(男性的)女性特征(anima)、(女性的)男性特征(animus),阴和阳代表男性或女性 或我们内在的右脉和左脉;阳是右边的男性活动,而阴是女性被动的一边。从霎哈嘉瑜伽的观点来看,我们可以看到这样的平行体如何组成精微系统。在霎哈嘉瑜伽,“道”所指的是平衡右脉和左脉。当这个平衡得以维持的时候,一股疗愈的能量便可以通行于中脉,整合并滋养所有的能量中心,最终让我们达到与自然的平衡和谐。由于我们的自动神经系统有两脉,左脉和右脉,我们把它们称为左右交感神经系统。左脉对应于我们的情绪,我们的过去,我们的愿望。右脉对应于我们身体和精神的活动。如果我们过于沉溺其一,并偏离太多,内在就会产生不平衡。在中脉存在着第三种力量,我们称它为副交感神经系统。这个通道是升进的中间道路。当灵量通过它升起时,会带给你平衡,因为它从这个系统的中脉升上来。所以,最起码会发生的是,你得到平衡。”通过唤醒在我们荐骨里面一个卷曲和沉睡的母性力量来达到的灵性上的升进,可以滋养和恢复我们的精微能量系统。她就像大地母亲或者我们的母亲,给予我们舒缓,滋养和支持的力量。我们的这个力量既温和又强大。她是灵量,我们存在的根本。在她之内,储存着让我们可以完全了解我们自己的潜力。我所告诉的是,这是左脉,这是右脉。这是左交感神经系统,同样的这是右交感神经系统,还有脊椎看起来真的像这样,在这里面是脊椎,这些能量中心在脊椎里面。精微的能量中心。现在当你开始使用这些中心的能量,例如右脉能量使用过度时,它开始更加偏移到右侧,会出现收缩,而你的力量减弱了,因为过度偏向右脉你会精疲力尽。突然会发生问题,左脉猛地一拉,接着与整体的联系完全被破坏了。它独立开来。它开始独立地工作。那就是我们说的,它变成了恶性的,并且和整体成比例的成长没有了关系。所以当鼻子开始自顾发展,它会盖住你的眼睛,还会盖住你的嘴巴,以及所有的其他部分。这就是癌症如何产生,或是任何其它疾病。那么多的身心疾病不是什么,而是先是从肉身,从右脉出现问题,当精神心理方面也参与进来,就形成身心疾病。有很多的疾病,它们更多属于身心病,而不仅是身体上的,像这些被认为是不治之症,在灵量唤醒后,也可以很容易治愈。因为当灵量通过这里,就把它们整合起来,例如她像这样走,接着她进入这里,整合它们。就像串珍珠一样,让它们恢复正常,她也滋养那能量中心,人们就这样自动地被自己的力量治愈。”再回来如果我们看看传统印度医学,阿育吠陀医学的目的是整合病人在精神,身体和灵性上的安康,它认为(人体的生理功能)分别为胆汁、粘液和风这三大因素,而在霎哈嘉瑜伽中各自对应为右脉,左脉和中脉。“如你所知,健康不是处在病态,而是处在精神、身体、情绪、灵性和社会状态完全安康良好的状态。现在关于灵性方面的安康在现代医学中已经被遗忘。在现代医学中,没有去了解、教授或实践这部分的知识。灵量(昆达里尼)这个词在现代医学教科书中没有提及,但在印度阿育吠陀医学教科书和许多其他宗教教科书、宗教名著中都有提到。”“有一个无所不在的上天浩爱的精微力量,彰显在所有的事物中,在生活和工作中, 并带来所有的滋养和平衡。祂是那么的平衡。如果太平洋只是再深一点点,都会出问题了。如果喜马拉雅山再高出1.5倍,那也有问题了。所以自然界中的一切都是如此的平衡。”“这是围绕在我们周围的精微能量,是祂组织我们并且滋养我们,是祂在做所有关乎生命的工作,而最重要的是祂爱我们。”霎哈嘉瑜伽把我们带回到这个原初的愿望,并且为将来奠定基础。针对人类在灵性上的需求,霎哈嘉瑜伽有潜力可以把平衡带回西方社会与医学。霎哈嘉瑜伽的精粹不在于治愈人们,那只是精微能量系统恢复平衡后的副产品。如它所说,霎哈嘉瑜伽使我们可以发现内在真正的自己、我们生存的目的、及我们为何在此处的真正意义。“原因是你现在必须成为灵,超越你的身体、情绪与思维,成为灵。因为灵是至高无上的神的反映,灵是你内在的普遍存有。当你成为灵你就成为一个普遍存有。” […]

頂輪崇拜 (Italy)

頂輪崇拜
‧意大利 索倫托1989年5月6日‧
昨夜是他們稱為Amavasya的完全黑暗的一夜,就在此刻,月亮開始再次出現。今天在這裡,我們慶祝頂輪在這天被打開。你也已經在照片看到,看到的實際是我的腦袋,照片在顯示怎樣打開頂輪,現在能拍下腦袋的光,這是現代能做到很了不起的事情。
現代為我們帶來很多東西,這些東西能用來證明上天的存在,亦能證明我,也能用來說服你我是誰,這是很重要的,因為在現代,要確認這個「降臨」,要完全的確認,這是成為霎哈嘉瑜伽士的其中一個條件。
現在讓我們看看現代發生什麽,什麽發生在人們的腦袋裡。現代人的腦袋,若你去看看,頂輪是受到侵襲,這種侵襲由來已久,不過現代的侵襲卻是最差勁的,他們想令人的邊緣系統感覺遲鈍。壓抑的小說,壓抑的思想,壓抑的音樂,你也可以說是像希臘的荒唐悲劇。所有這些都是來自中世紀,直至…你應說,新時代已經開展。新時代對我們的邊緣系統沒有好處,它令我們很沮喪,因此,我們用酒精來麻醉自己,以逃避所謂的痛苦不幸。
接著來到現代,人們變得過度活躍,過度活躍開始,因此腦袋也變得過度活躍,加上過往的呆笨遲鈍,它走往另一個極端的過分活躍。為著要令腦袋再次遲鈍,他們服食藥物,聽可怕的音樂,他們就是用這些方法令邊緣系統變得很遲鈍。藥物本來只是用作刺激,卻越用越多,他們接著要服食更強烈的藥物,情況就是這樣持續著,現在我們知道,人們以為服食藥物是生存的唯一途徑,為什麽?
原因是他們談的精神緊張。現代有被稱為「緊張焦慮」這東西,過往從沒有,人們也從不談焦慮,現在每個人都說︰「我很緊張焦急,你令我緊張。」什麽是焦慮?因為我的出現,邊緣系統想認識我,靈量也想認識我,隨著霎哈嘉瑜伽的增長,靈量想在人們內提昇,因為你們變成管道,無論你到哪裡,都能產生生命能量,生命能量挑戰靈量,或給它一個信息,在不同的人裡,它昇起,它未必昇至頂輪,又或即使它到達頂輪,因為沒有認同,它再次跌下。所以每一次,他們做了一些事,靈量就昇起,給他們一點壓力,因為他們的頂輪未打開,頂輪的門未打開,門仍然關閉,令他們的頭有種壓力,他們不明白原因,所以稱這種壓力為緊張焦慮。實際是靈量想推開這扇門,卻沒法推開。得到自覺的人,若他們不令自己的頂輪妥當,就會不停的焦慮不安。所以雖然頂輪已經打開多年,我們仍要先潔淨頂輪。
首先是打開頂輪,頂輪打開後,梵穴(Brahmarandra)就會打開,我們就開始感到恩典,它移到我們的左脈和右脈,是恩典,不是靈量。恩典即生命能量散發四周,撫慰我們的左右脈,令我們的輪穴開啟得更多,更多靈量的線能一絲絲的昇起穿透。
我常常告訴霎哈嘉瑜伽士,最重要是靜坐,若你的頂輪妥當,你全部的輪穴都會妥當,因為你也知道,Pithas(寶座)或所有輪穴的控制室都是在腦袋裡 — 在邊緣系統周圍。所以若你的頂輪是清潔的,一切事情都會以非常不同的途徑成就。
人們常常問我︰「怎樣令頂輪妥當?」這個大問題,你也知道,我是在頂輪,我降生在蓮花的千片花瓣上,所以我能打開頂輪。就如今天,你看見我,當然,他們說這是頂輪的幻象。對你,每時每刻這都是幻象,難以理解。就是要這樣,不然你不能面對我,來自我各種光芒,或如昨天你看到頂輪,某種…抽象難懂的顏色投射向各方,光線投射向外。
我說話時請不要拍照,好嗎?遲些才拍吧,不用急,只要留心我的講話。請留心,這很重要,之前已經告訴過你們,崇拜時不要拍照,因為這是很熱切的事情,我們要好好成就它。請留心,即使你不明白我的話,對你也會起作用,所以請你在我說話時要全神貫注,這樣會成就得更好。
現在頂輪是受你照顧,它是母親的聖殿。當你說把我放在心裡,實際你是把我放在頂輪,因為你也知道,梵穴是在那裡,是腦囟,有pitha(寶座),能量中心,它們控制心,是至高濕婆神,你也可以說是濕婆神的寶座。所以當你把我放在心裡,你實際是把我放在那裡。對兩類人,要把它從心提昇到這裡,或把它從這裡帶到心都是個問題。
有些人的心很敏銳,我要說,在歐洲,意大利人的心很敏銳,他們一看見我,最先做的是把手放在心上。若你想在心裡感覺我,最先就是要這樣做,這樣做能較容易在你的心裡感覺我。你或許會說︰「該怎樣做?」
你們要像我愛你那樣愛我,要相親相愛,因為你們全都在我體內,你不能教導任何人怎去愛,心是內在的,你只要打開心扉,就能彰顯愛。我們要審察什麽令愛停止。
其一是制約。在西方,表達愛被視為一種罪孽。要花一點時間他們才會說︰「我愛你。」但說︰「我恨你。」即使是小孩也能不停的說︰「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憎恨人是種罪孽,對任何人,憎恨人是種罪孽。所以說︰「我恨你,我恨你」是罪孽的行為。我們因此要說,要不停的說︰「我愛你。」不管如何,要愛一個你重視的人,任何對你做了一些好事的人,你愛這個人。若太初之母已經給了你重生,這應是最容易去愛的事情,若她說︰「他們全都在我體內。」這樣你們應更容易相親相愛。
透過愛來潔淨頂輪,這份愛沒有制約,沒有羞愧,不想抑止,也不期望任何回報,nirvach,卻有太多制約。制約最先出現是當你想︰「這個制約令我恨某人」或「我不能愛某人,因為這是種制約。」若你一個一個的看制約,它實際是那麽荒謬。
簡單點,我想你們明白什麽是制約,我讀過一篇文章,很有趣的文章︰「誰殺掉浪漫?」他說︰「理髪師。」我奇怪他怎樣把浪漫連上理髪師。因為我們常常去理髪,有一個人喜歡一種髪型,他因此說︰「我喜歡這種髪型。」假若他的未婚妻或妻子的髪型是另一種,因為每天都要有新事物,丈夫馬上就說︰「因為你的髪型,我恨你。」他就是因為喜歡某種髪型而愛這個人,不然,他恨你只因你的髪型是另一種,「我不喜歡它。」說︰「我不喜歡和我喜歡」就顯示你受制約限制得太多。你有恰當合適的髪型,穿得恰當合適,你走出來,人們忽然說︰「噢!我恨你。」你是誰?我們有什麽權利向任何人這樣說?你不是法庭委任的法官,為何你們要說傷害人的話︰「我恨它。」
相反,你應該要說︰「好吧,我喜歡你這樣,但你能更好。」這是愛的徵兆,你想人裝扮得可愛動人。我們就是在這樣根基的層次看人。接著我們再進一步,看他有多聰明,多精明,多迷人 — 這是另一種虛假不真實用來描述人的字句。
你以為某種類型的人很可愛,這也是你思維的一種制約,你因此愛這個人,這份愛是那麽表面外在,又或有些人扮作愛這個人,全因這個人有錢,實際上並不愛,他只是不想與錢分開,這是毫無疑問的,你愛他因為他有錢,或他有一輛好車,或他穿上漂亮的衣服,不管是什麽原因。
有這種想法的人是愛的殺手,若愛已被殺掉,喜樂也失掉。沒有愛,你不能有喜樂。我是說喜樂和愛是一樣的。它變得越來越精微,我們開始說,愛我們的孩子,這是很常見的,我是說,當然,有些人連自己的孩子也不愛,你要明白,有各式各樣的人,他們不停的說︰「這是我的孩子,我的孩子,我的孩子。」這再次是愛的死亡。我告訴過你,樹的汁液向上昇,到達每個果實,每片葉子,到達樹的每一個部分,再回來,它不會依附停留在樹的任何部分。若它依附著樹的任何部分,或因為這朵花漂亮而依附著它,那麽樹會死亡,花朵也會凋謝,這就是愛的死亡。所以你要有愛,愛不會糾結,不會依戀,每一次當我這樣說,他們都會說︰「我們怎可以做到?」
靈的愛就是這樣,與有制約的頭腦的愛是不一樣的,有制約的頭腦的愛是有限制的,因為它受限制。
愛最大的敵人是我們內在的自我,它像個在你頭頂上的氣球,這個自我令你緊張不安。制約當然是像…就如你看到一張地毯,依他們的制約而言,這張地毯不好,他們會說︰「噢!這是怎樣的一張地毯。」或是什麽,這種制約是非常低層次。
最高層次的制約至多只是你愛你的國家,因此,我的國家是最好的,不管它是否在殺害人民,是否在摧毀世界和平,它也是沒問題的,因為我屬於這個特別的國家,它是最好的,我從不批評我的國家,我的國民。
它變得越來越精微,就理性方面而言,它甚至更差。因為理性上,若你已經明白某些好的事物,沒有人能改變你。因為你是透過腦袋去明白,這實際是很令人驚訝。我曾經讀過一本泰戈爾寫的書,一個英國人為他的書寫了很好的序言,一個介紹,他說︰「西方已經殺掉了創造力。」他問一個印度的評論家,說︰「你們不批評你們的詩歌,你們沒有批評家?」「有,我們有批評家,他們也會批評。」「你們批評什麽?」「噢!他們批評…這一次,他們批評沒有下雨,因此產生這樣那樣的問題。」
他說︰「不、不、不、不,我是說詩人,他們有沒有批評詩人,批評藝術家?」
他回答︰「批評就是這個意思?這是創作,他把他的感受創作出來,若他創作一些粗俗下流的作品,我們當然不喜歡,但這是漂亮的腦袋創作出來的作品,必定是漂亮的。」「那麽你們不批評。」他說︰「不,因為我們不能創作出這樣的作品。」那麽你們想創造什麽?我們就是這樣理性,我們對一切都有標準,對藝術,對每一種受造物,我們不喜歡這張地毯,為什麽?因為它不迎合我們理性思維的標準模式,與我們自己制定的框架不一致,所以「我們不喜歡它」,你能否製造這樣的地毯?甚至只造一吋?
這個自我給你不獲授權的行動,Anadhikar Chechtha,沒有得到授權。你沒有權去批評,你什麽也沒做,為什麽要批評,最好還是去欣賞,你要明白,自己並未獲授權,也不配去批評,若你不配,為何還要批評?
你也要知道自己是自我的奴隸,當你的自我支配你和你的才智…所謂的才智把你帶到某一點,到某個標準,就變成特定社區、特定國家、特定思想體系的集體自我,集體的自我。所以他們說︰「噢!我們,你看,我們認為沒有藝術。」
這就是為何我們不再有藝術大師,我們不能有林布蘭特(荷蘭畫家),我們不能有,可憐的林布蘭特必定受很多苦。你也知道保羅‧高更(法國印象派畫家)受很多苦,所有這些藝術家都受很多苦,即使是米開蘭基羅也受很多苦。不單金錢上,不單是金錢,還有其他,批評、批評、批評,我想人們已經放棄藝術。
我遇過一個很多產的藝術家,我說︰「為什麽不給我看你的作品?」他說︰「我不想給你看,我是為自己而創作。」我說︰「我想看看。」我看到他的作品很漂亮,非常漂亮。我問︰「為什麽不能給我看?」他說︰「沒用的,人們只會批評,我為自娛而創作,他們只會破壞我創作的喜樂。」
所以,我們最基本是避免批評人,最好是批評自己,批評你的兄弟姊妹,批評你的國家,批評所有習慣,取笑自己,這是最好的。若你知道怎樣取笑自己,就不會反對或阻礙別人的創造力。
透過自我,你變得越權,什麽也批評,自以為有這個權利,我們要問自己︰「誰給你批評權?」我們怎能批評任何人?作為聖人,你們現在已是聖人,當然,你能分辨出誰有阻塞,誰散發壞的生命能量,誰有問題,你全都知道,你知道自己有這種分辨能力不是來自制約,不是出於自我,而是真的能在指尖上感覺到,這是種內在實在的感覺。你是透過Bodha(感覺)知道,接著,你該怎樣做?在愛中,你要告訴人,可能的話,說︰「你這樣做是錯的,最好糾正它。」某程度他這樣做,若你這樣告訴他,他反而變得更差,你對這個人完全沒有愛心。讓每個人成長吧。
霎哈嘉瑜伽有很多很好,很好,很出色的人,這是毋庸置疑,但也有很多我們稱為難纏的人。我想他們的腦袋有某種瑕疵,有一部分缺失,有些螺絲釘鬆脫了,我們知道,有些人有時的言行像小丑,我們幫不了他們,雖然他們可以是很有聰明,很敏銳。在霎哈嘉瑜伽,他們不能降至你可以說「有可能成長」的層次。
若大地之母像太陽那麽熱,什麽也沒法生長,又或它像月亮那麽冷,同樣什麽也不能生長。大地之母要處於中央,熱和冷有恰當的比例,才有生物能生長。同樣,人類也要保持溫和平衡,要明白不要走向極端,當你愛人,你就是在學習這種平衡。
在霎哈嘉瑜伽,你也知道我們要求一些人離開霎哈嘉瑜伽,這是出於愛,因為一旦他們離開霎哈嘉瑜伽,就得到改善,我曾經見過他們有極大的改善。
當他們進入霎哈嘉瑜伽社區,就變成一種滋擾,因為自我,他們想成為更大的滋擾,或許制約也扮演著部分的角色,不管如何,他們想成為滋擾,所以我們要對他們說︰「請你們現在離開一會兒。」若這個人再沒有滋擾的價值,他就變得老實,不再是種滋擾。理論上,若你告訴這個人︰「這是我們要你離開的原因。」他會接受,但他也可以是很討厭麻煩,我知道這種情況,你要有耐性,要體諒,說話的態度要有愛心。
愛有種力量,令人不會做一些沒有愛心的事情,愛是很有力量,它能以很漂亮的形式連繫人,令人想做一些事情。就如你想給我花,因為你知道我喜歡花,你想給我花以顯示︰「母親,我愛你。」這只是一種表達方式。我知道你愛我,你只是想加強你對我的愛,讓我更能知道你愛我,所以你想給我花來顯示你對我的愛,表達你內心對我的感受。
所有這些物質都能用來表達你的愛,能更容易向另一個人表達什麽是愛,頂輪的整個力量就是愛。
若你看到這種情況,腦袋要去愛。從現在開始,你要透過腦袋和才智去驗證霎哈嘉瑜伽的力量,若你能明白「不,分析、合成,做這些事情是沒有用的,要出於愛,簡單的愛」,過往用來分析,批評,做各種荒謬的事情的同一個頂輪,同一個腦袋,現在卻想用來愛,享受愛,腦袋的頂點只是去愛,我們就是要到達這種境況。它只有愛,只知道愛,因為它看過愛的力量。你總結某種理性的結論,就看到重點,像商揭羅大師有很多作品,像Vivekachudamani這些作品,還有很多契約,他卻放棄再寫這類作品,說︰「不,什麽也不是。」他只寫讚頌母親的作品,就是這樣。
一旦你到達這一點,你可以說自己是處於無疑惑的狀態(Nirvikalpa),因為沒有Vikalpa,你沒有疑惑,因為你有愛,在愛中,你不懷疑,不質疑,只有你有懷疑才會質疑,但當你愛,你不會懷疑,只有愛,因為你享受愛,這就是為何愛是喜樂,喜樂是愛。
經過那麽多日子,頂輪終於打開了,我們要透過靜坐,透過了解自己,了解別人再次打開頂輪。或許理論上能到達這一點,沒有其他途徑,我們現在要到達最終,邏輯推理要完結,跳進愛的海洋,就是要這樣。一旦你跳進愛的海洋,什麽也不用做,只去享受,享受它的每一個波浪,每一個色彩,每一個觸摸。我們每一個人要學習的是霎哈嘉瑜伽什麽也不是,只是愛。
願神祝福你們。 […]

交流會第一天 內省與靜坐 Shudy Camps Park, Shudy Camps (England)

內省與靜坐
1988-0618 美國劍橋郡蘇第營
由於有一些情況,今年我想我們將不會在英國有公開講座。無論何時有改變了我們活動計畫的情況,我們必須立刻知道在這所有的改變後面是有一個目的存在的。並且,你必須立刻以一顆開放的心來接受它,上天想要我們做出改變。假設我正走在路上,人們說:「您迷路了,母親。」沒關係,我從不會迷失,因為我與我自己在一起!但關鍵是我必須要走訪那段特定的路,我必須要這樣做,這就是我被認為不該走那條路以及我迷路的原因。
如果你有這樣一種理解,如果在你心裡有這樣的滿足,那麼你將發現生活比你預想的要有價值的多得多。現在的狀況,我在想原因是什麼,為什麼今年我們已經明確決定要舉辦公開講座,而我們卻不能有公開講座呢?理由是我們必須要加以穩固。在一棵樹,一棵生機勃勃的樹的生長中,剛好它會沿著一個特定的方嚮往上生長到某一點,直到它不得不改變。原因是沒有太陽照射那邊,或者也許水不能到達,所以它們開始改變。同理,一個人要明白我們是在上天的手中,如果某些計畫被改變,它反過來讓我們反思。那麼這個的原因就是我們必須穩固下來。
霎哈嘉瑜伽士的穩固是非常重要的。要使你自己穩固下來,首要的事情是你必須內省。你必須內省,向內反射光。自己察看自己。目前為止,你為霎哈嘉瑜伽做過些什麼?你進展到哪裡?你已經前進了多少?你還需要走多遠?你內在缺乏的是什麼?你會感到意外。當你用這種不偏不倚的態度開始審視自己,不為自己辯解,不抱怨任何亡靈,也不需要歸咎於你內裡的附體或任何其他人。如果你開始審視自己你到底哪裡出了錯,使你不能讓自己好好的穩固下來,你會感到驚訝。有一些必須要被糾正的問題,仍然一直殘存著。現在你可以清楚地看到這些問題。在靈之光的照耀下,你可以清楚地看到這是我的錯。我注意到一件最有意思的事情是,霎哈嘉瑜伽始終佈滿了某種幻象。這種幻象就是無知。有時候是徹底的無知,有時是部分的。當你進入霎哈嘉瑜伽,你得到祝福,你被祝福,也許你的家庭被祝福,孩子被祝福,你的身體獲得一些好處。在經濟上,你得到工作,你掙到錢;你獲得了某種獨特的,奇跡般的東西。現在人們很深地迷失在這些成就中並且開始漂浮,認為:看,這就是我們已經得到的祝福,我們不用再多做什麼,認為到目前你所做過的一切你已經得到了足夠多的回報。並非如此,這只是對你到來的一種支持,以使你的信心可以被完全地在霎哈嘉瑜伽中立足下來,特別是你應該認出我,知道我是誰。但是如果你繼續這樣漂浮,或許一些祝福結果會變成詛咒,你或許會感到一個詛咒已經來臨,並怎樣在錯誤的路上前行。對一些人來說需要花一些時間去體驗感受到祝福。舉個例子通常按照現代人的想法,我們認為得到更多的金錢是最大的祝福,所以許多人得到了它。但實際上不是這樣。獲得你內在的平安,達到旁觀見證的狀態,知道你的生命能量狀況穩妥在升進中,始終保持在中間,這是真正的祝福。
因為獲得這些,你就擁有了其他一切完滿要在你的內在洋溢著完全的喜樂時才成為可能。畢竟一切只是為了獲得喜樂、感受喜樂。它不是終結。如果是的話,那些有錢人,那些身體健康的人,那些所謂成功人士,他們應該已經擁有幸福和平安了,但他們並沒有。他們在受苦,他們非常痛苦,他們以某種方式在毀滅自己,日復一日。因為他們恨他們的生活,他們不能忍受它。他們不明白為什麼他們來到這個世界上。
所有降臨在你身上的祝福,所有發生在你身上的改變,所有這些向你敞開的新領域,你必須知道它們都是為了你的好處。每一樣都是為了你的福祉,你的福祉就是你的升進,不是其它,而是你的升進。其它的都沒有用,沒有結果。
一旦你明白這正是你要在生命中去達成的,去享受的,那麼就會實現如你所見。霎哈嘉瑜伽它是慈悲與愛,它沒有很多限制。你的進展取決於你自己,只有你的靈會指引你,沒有人總是勸導和糾正你,留待你自己去認識自己,去省察自己,去成就出來。
其中一個準則應該是,我為霎哈嘉瑜伽做過些什麼?我為母親做了什麼?理解這兩件事情是非常重要的。
哪怕我能為霎哈嘉瑜伽做點兒小事也是重要的,如果你是智慧的,你會明白能夠為上天工作是件最偉大的事情。目前為止這是人類參與的最重要的事情,是人類可以有機會參與的最高級別的事業。多麼大的機會!你或許會說“母親,我們是平庸的,我們不好,我們是不行的。”可是你被揀選。你被揀選一定是由於一些與你有關的東西。你可能還沒有看到在你之內要將神的偉大工作成就出來的那部分。
所以你要找出並發現“為什麼我被霎哈嘉瑜伽所選擇?我能在霎哈嘉瑜伽裡做什麼?我可以在霎哈嘉瑜伽裡成就什麼?”這會不斷地提醒你,“我已被霎哈嘉瑜伽揀選,我想儘量參加霎哈嘉瑜伽。”設想某人沒有錢,他期望霎哈嘉瑜伽應能給他錢,應該有工作,應該給這個給那個,應該有孩子,有好的健康,所有那些。有那些期望是可以的,但“是我為霎哈嘉瑜伽作過些什麼?”,這是要內省的另一點。非常重要的是,要明白我們一定要為霎哈嘉瑜伽作些事。
不是金錢不是工作,不是去想,不是任何一種支援。但其中最重要的是你令多少人獲得了自覺?你要數算,你有能力給多少人自覺?你跟多少人談論過霎哈嘉瑜伽?你或許覺得你令一些人獲得了自覺,他們來了,又消失了——這不要緊,他們最終會來。今天你對一些人嘗試,他們會迷失。明天再試,你應堅持不懈的為此工作。
如你所知,我在英國工作非常努力。我來英國本身就是預先決定好的。有一種需要令我來到這裡,以使這心更好的工作。但心卻在昏睡,你知道這點 並且這昏睡的心還有各種的問題。但這些年來,我一直在努力,每一年,我擠出時間用於霎哈嘉瑜伽士,為他們的問題,為霎哈嘉瑜伽,為他們微小的問題,為他們所需要的各種説明,每一樣我都盡力去完成,直接的,或間接的,你們都被祝福。作為霎哈嘉瑜伽士你怎麼樣?你們是聖人。
你們一定見過我有一張照片非常有意思,照片中你們都被證明是聖人!你們見過那張照片嗎?還沒有?最好看一下,讓我們看看這照片。在我的盒子裡,我想。是的,你們都被證明是聖人,是被上天,不是被紅衣主教或任何人。那麼所有這些聖人在做什麼?被教皇人為地認可為聖人是一件大事,你知道的。何況你是被全能的上帝認可的人,你怎麼樣? 你仍忙於你的工作,你仍忙於小之又小的事情,你仍忙於你的小日子和小家庭。
作為一個聖人,有一句梵文「Udhara charitonow yesudeva ukutu」—是說對於具有慷慨本性的人意味著是一位聖人,他將整個世界作為他自己的家庭。你是否仍在擔憂你自己的家庭,那麼你還沒有意識到你的神聖。一個聖人不只是擔憂自己的妻子,自己的孩子,自己的房子,他掛慮整個世界。
作為霎哈嘉瑜伽士,你是強大的存在體。你是非常有力量的人。我們在整個世界都有問題,你非常瞭解這一點。你不必成為偉大的學者或成為某種政治家,或什麼人物。但你必須警惕這些問題,這些在煩擾這個世界的問題。你一定要。你不能只生活在你作為聖人的自己的世界裡,“現在我處於純粹喜樂中!”這不可能。你不能只在純粹喜樂中。你要知道你必須活在這個世界裡,而且你要知道這個世界存在的所有問題。你也要考慮這些問題,而不只是自己的問題“母親,我怎樣才能做這個?我怎樣才能做那個?”你要掛慮整個世界。你要思索,這世界正在發生著什麼,這世界的問題是什麼。你對此負有責任。
不僅如此 你還要祈禱。祈禱中你一定要說,“母親,請解決這個問題。”以集體,以個人你要將你的注意力從自身,從你小的生活轉移到更廣大的事物——你是一個聖人。 你必須想到,請求上天的幫助是你的義務,所有這些問題都應被解決。這就是你被揀選要做的工作。
你請求你要將工作成就,因為你知道,我是無欲的。你要渴望它。你請求的都會完成。母親的保護,慈愛與慈悲與你在一起。但你一定要照顧這世界,顯示出你的關心,不要只以有限的方式活在有限的範圍。
像英國人認為,這裡是英國,好的。“英國的問題就是我們的問題。”不!你的問題要擴展到所有的有霎哈嘉瑜伽的無論什麼地方。你要掛慮所有的問題。我們正在說,澳大利亞有些問題。那裡有個人非常麻煩。你要處理它,鞋打那個人,使其妥當。你的領袖會說要鞋打誰。將其解決,不論問題在澳洲或在美國還是在印度,不論在哪裡。你看到有關於霎哈嘉瑜伽的問題,有對霎哈嘉瑜伽的攻擊,你們所有人都應放注意力,並將其解決。
你們看見有些問題普遍存在。我們看到美國現正變得愚蠢可笑或無論你可能怎樣形容它你要將你的注意力放在美國。你要伸展你的注意力向外,不是內。不只擔憂你自己你的家庭、 你的房子和你的孩子。你一向外擴展你的注意力,你的問題就會在家裡,在細微處得到解決。你一定要放注意力在外界。
現今有了電視,在哪裡,我們起初說不要看電視。因為作為霎哈嘉瑜伽士,看電視是無用的,當他們看電視他們只是被捲入。但目前有重要的事情在發生,你可以自己看看這些,你可以流覽一下世界的問題是什麼。你可以自己看看,你要將注意力放在哪裡。
你應該意識到你的品性不是會被完全捲入到非常小的領域的。你這樣的人格應是進入到宇宙所有問題所有存在的問題之中。你會驚訝於每件事都以集體的方式成就。當你在這檯子上你可以親眼看到所有的霎哈嘉瑜伽士都在他們的頭上得到了生命能量。你們都想看看,看看吧!你們都坐在Ganapati。
所以向外延伸你的生命能量,向外伸展你的注意力,你將會驚奇你身上所有其它愚蠢的問題都會結束。現在看一看,讓孩子們先看。只是看。你們都有生命能量。
所以對待我們自身的態度要意識到我們的榮耀,我們自身的位置,知道我們都是聖人。我們到達了一個階段,我們在最高處,現在我們成為了光,我們要將光給予其他人。
如果你看過聖經基督說有件事情是非常重要的,你不應將光放在桌子下麵。就是這個意思。你一定要將光放在高處。那就是指你要將你的光放在一個非常高的點,將其他人照亮。這是雙向運作的。如果你開始明白你是什麼,你要去認識到什麼,什麼是你的位置,什麼是你的力量,在霎哈嘉瑜伽你已經達成了什麼,對於霎哈嘉瑜伽你應有什麼回報,什麼是你必須要給予霎哈嘉瑜伽的,霎哈嘉瑜伽是如何令你有才能,那麼棒,那麼好。你夠正直嗎?你的行為得體嗎?你在做所有這些必要的正當的事情嗎?因為那只有你才能做。你們是一些有著非常非常特別的能量並且與靈性生活有著特殊聯繫的人。如果你的行為與其他普通人無聊的人一樣,將自己局限於家庭,你的孩子以及先前荒唐的生活,你將會迷失。失去自己失去每一個人。
問題要比你知道的多得多。你要能理解到這一點,母親已經令我們成為瑜伽士。我們是聖人。我們一定要向世界展示這正確的道路。她已經告訴我們,我們是光,我們要讓人們看到前行的道路,怎樣走得更深遠。而不是好像每個人都是問題,好像在一個非常非常小的漩渦裡不停的轉圈轉圈轉圈,怎能這樣?
我已告訴你們很多次,看看那些假的導師。他們沒有生命能量,他們不知道關於昆達利尼的任何事,不知道關於霎哈嘉瑜伽的任何事。但他們做那麼多!而我們在做什麼?我們仍舊掙扎於我們自身,掙扎於我們的問題,掙扎於我們自己的想法,我們的小肚雞腸。現在是你要去明白,是你要對自己做出決定,是你自己的願望是,你自己的大小,你的寬宏大量,這些都要向前一步。省察自己你有怎樣的才能,你能做什麼。人們很容易說,“哦,母親,太多了,我對此無能為力。”或有人說,“母親,我正忙家裡的事兒。”或有人說,“我正忙於我的孩子。”你來到霎哈嘉瑜伽是為這個嗎?我給你自覺是為這個嗎?所有的祝福給予你是為這個嗎?
所以令自己穩固下來是非常重要的。你可以清楚地看到為什麼我們沒法有公開講座是因為我們真的需要在英國穩固下來。可是我已經在英國生活多年,人們把我在這裡看作是理所當然的,因為我在這兒因為我待在這裡,如果我們去機場他們便覺得完了!我們已經做了所有朝聖的事情!你已經來過機場,見過母親。
可以了見我有什麼用處?什麼是我已給予你的?你的光在擴展嗎?多少人由於你而獲得自覺?看看有多少人學會霎哈嘉瑜伽是由於你或是由你的生活,你的智慧你的行為?這才是途徑這才是標準。而不是說——“好了,我已經為母親的旅行付了錢。”這還不夠。
你看看,在印度與我同齡的婦女拄著拐杖走路,不能爬哪怕一級臺階。印度婦女不行,因為她們的熱力。而我卻在旅行,你知道我是怎樣在旅行,我做了多少。我的家庭怎樣?他們失去我的陪伴,我的丈夫沒有我的陪伴,每個人都少了我。我在旅行,旅行每一天,你知道得很清楚,我非常努力的工作。有時兩點睡,有時三點鐘。這次Hersh與我在一起,我看到他被累壞了!
所以我說你們是接力賽。我在澳洲,好——澳洲人在工作。我在奧地利——那麼奧地利人在行動,他們正在那兒度過美好的時光。我在英國,好,極少的工作完成。他們很舒服的坐著,享受著。我又怎樣?我正在跑一場馬拉松!
你要以同樣方式去體會我究竟獲得了什麼?從中得到了什麼?我有一些收穫——我使我的孩子們恢復了正常,我將他們帶入了上帝的國。你要做同樣的事。你要將他們帶入上帝的國。
但如果你自己捲入自身的幻象之中,你就會每一天下降、下降、下降下降。我或許大聲喊,或我會說些什麼都不會進入到你的腦中,不會令你突然醒悟。不論在何處,你們都將被困在那兒因為你們不想去明白。
對此我願說,特別在英國你們有一個優點。你們是非常聰慧的人,你們有才智毫無疑問,你們不是像美國人一樣的笨蛋。你們是聰慧的。在從前這種聰慧變成了狡猾,而現在你們厭倦。你們的狡猾印度人從你們那裡學會了狡猾,他們變得真是非常狡猾。而你們卻厭倦了狡猾,所以你們現在累了,煩了累極了,意興索然。用你的智慧你會明白母親正在做的是多麼重要的一件工作。
你將載入史冊!你所說的每句話,你所提的每件事,你的每一個行為方式,所有的都將載入史冊!而不是你有多少個孩子,有個怎樣的妻子,而是你為霎哈嘉瑜伽做過什麼。請記住。歷史將記錄所有的這一切,無論你做過什麼,無論你在霎哈嘉瑜伽裡成就了什麼。
這不是炫耀。這不只是一個證明。不是吹噓。不是這些。它事實上,真真正正,完全是你所成就的,這是關鍵,將被記錄下來。至少神瞭解偽善,神瞭解誇張的秉性。是神祂會知道你在哪裡,你在忙些什麼。你不能愚弄神——這點你必須明白。但是當你在欺騙神,你就在欺騙你自己,你的靈,你的覺醒,你自己的升進!我們一定要小心。
作為母親,我想說請嘗試非常認真地內省自己——我們為霎哈嘉瑜伽做了些什麼?為那些還在漂浮的人做了什麼?我們對待其他 霎哈嘉瑜伽士的行為怎樣?我們有多少的平和 愛與慈悲給予他人?我們對其他人顯示出多少的理解與寬容?
如果某人給了這裡多一點錢他變得如此誇誇其談,如此咄咄逼人,變得那麼粗魯。我不能相信金錢怎能誘惑你陷入這些惡習。你們不是普通人,你們是腳被恒河水洗過的聖人。嘗試明白你的光榮,試著瞭解你自身的力量,你作為聖人的地位。作為霎哈嘉瑜伽士你是在一切聖人之上的。因為你懂得如何給予自覺,你知道關於昆達裡尼的一切,你知道關於覺醒的一切。有多少人知道它?
否則,我會開始認為我把所有這些知識傳給了一群不知其價值的笨蛋。基督曾說過,“不要將珍珠扔在豬的面前。”我不認為我犯了這樣的錯誤。我不能相信我已經犯了這個錯誤,我將珍珠扔在豬的面前。我沒有這樣做過。
但要你自己去判定你立足於何處,歸入哪一類。很顯然,我們正渡過 一段非常不穩定的時期,非常重要的是我們一定要奮戰到底。它遠遠超過你所經歷過的任何戰爭,它遠遠超過人類所經歷過的任何鬥爭,已創造的是這樣一個可怕的世界。我們一定要轉化它。這是一個艱巨的任務。為此,你必須以一種極其誠摯內在的方式去完成。
我確信這一天會到來,在這世界的歷史中霎哈嘉瑜伽士的名字將以金字書寫其中。我確信這將成就。我確信這一定成就。你們都必須集體共同去完成它,齊心協力。“我該奉獻些什麼?我該做些什麼?我該怎樣幫忙?我的貢獻是什麼?”我希望我可以在有生之年看到那些日子。
所以今天,我們必須內省。那麼,我們都進入靜坐吧。我們所有的人?請閉上眼睛。你們全都閉上眼睛。現在我們要像在禮堂的公眾聚會那樣靜坐。
首先,把一隻手放在心臟部位。我們會作用於左邊,請把左手向著我。
現在首先把手放在心臟部位。心臟部位居住著濕婆神,是靈體所在。所以你們要感謝這個靈,是他把光帶入你的注意力之中。因為你們都是聖者,有光在你們心中。你們要以這光照亮全世界。現在請在心中這樣祈禱:「請讓上天浩愛的光芒照遍整個世界。」你們要誠心瞭解 你們已和上天建立聯繫,無論你祈求什麼都會發生。你要對自己有完全的信心。
現在將右手放上腹位置,在左邊左邊上腹。這裡是正法的中心。在這裡你要這樣祈禱:「願普世無玷正法傳遍整個世界,讓人們透過我們合乎正法的生活及公義看見光,願人人都能接受普世無玷正法,並由此而獲得自覺,得到慈善的更高的生命,並且願意向上升進。」
現在將右手放在左邊下腹位置,用力按住。這裡是純粹知識的中心。這裡你要說:「作為霎哈嘉瑜伽士,母親已教會我們所有關於上天的知識,她教我們所有的口訣,所有我們可以 接受和瞭解的純粹知識。」讓我們完全明白這一點,我看見過一些人,丈夫是領袖但妻子卻一點都不認識霎哈嘉瑜伽,又或者妻子瞭解霎哈嘉瑜伽而丈夫什麼都不懂。這裡請說:「請讓我精通霎哈嘉瑜伽的知識,好使我能給予他人自覺,令他們明白上天的律法,明白靈量和各個能量中心。請讓我的注意力更多在霎哈嘉瑜伽而不在那些世俗的事情上。」
現在把右手放在上腹,閉上眼睛。在左邊用力按住並說:「母親已喚醒我的靈體,靈體便是我自己的導師,我是我自己的主宰。願我不會被離棄,願我性格之內有尊嚴,願我行為之內有慷慨,願我對其他霎哈嘉瑜伽修習者有仁慈和愛心,願我不會自誇,願我對神的愛和 祂的作為有深刻的瞭解。如果有人到我這裡來,願我能向他們講述霎哈嘉瑜伽,願我能用謙卑和愛向他們解說這偉大的知識。」
現在右手放在心臟部位,這裡你一定要感謝神,因你能感知那喜樂的海洋寬恕的海洋,而且能夠像母親那樣作出偉大的寬恕。請說:「願我的心能夠張開,以至包藏整個宇宙;願我的愛迴響著神的名號;願我的心時刻都表達出上天浩愛之美。」
現在把右手放在喉輪左部,即頸和肩膊交匯之處,並這樣說:「我不會陷入罪疚感之中,因為我知道那是虛假的。我不會逃避我的過錯,我會面對它們清除它們。我不會挑他人的過錯,卻會用我懂得的霎哈嘉瑜伽的知識清除他們的錯處。我們有許多方法靜靜地清除他人的錯處。願我在集體中能夠合群,以霎哈嘉瑜伽士的集體為我的大家庭,為我的子女,為我的一切。願我能完全感到,內在地知道,我是整體的一個部分,因為我們有著同一個母親。願我關心整個世界,知道世界的問題何在,並知道如何用我真誠願望的力量解決這些問題。願我心中知道世界問題之所在並于形成這些問題的內在根本處把它們消除。願我找出這些問題之根本,以霎哈嘉瑜伽的力量作為一個聖者的力量去清除它們。」
現在將右手橫放在額頭上,這裡你首先要說:「我要原諒所有那些沒有來到霎哈嘉瑜伽的人,那些還在邊緣的人,那些來了又去走進走出的人。最重要的是,我原諒所有的霎哈嘉瑜伽士,他們每一個都比我更好,只是我試圖去挑他們的錯處。但其實我是最卑微的,我要原諒他們,因為我知道我還要大大的改進自己,我還是十分不足,我還要改善自己。」我們內在應有這種謙卑,因此這裡你要說:「願我內心有真正的謙卑,不是虛假的。」成就出這種寬恕的感知。「好使我能順服於真理,順服於神,順服于霎哈嘉瑜伽。」
現在你要用手按住你頭的後枕位置,頭向後仰。你要這樣說:「母親啊,無論我們對您 曾犯下怎麼樣的過錯,我們頭腦中有什麼過錯,無論我們在您面前心地顯得如何的狹小,無論我們如何煩擾您、挑戰您,請都原諒我們。」你們應該要求寬恕,以你們的智慧你們應該知道我是誰,我不必一次又一次的告訴你們。
在頂輪這裡你們要感謝我。把手放在頂輪上,轉動七次並感謝我七次。這裡說:「母親,很感謝您讓我們得到自覺。母親,很感謝您讓我們知道自己是如何的偉大;很感謝您帶來上天的所有祝福;很感謝您把我們提升得更高比以前高了許多;很感謝您支持維護我們,幫助我們來改善自己、糾正自己。母親啊,最後我們很感謝您來到世上,降生成人,而且不斷辛勤工作為我們為,我們每一個人。」
要用力按住,你們的頭很熱。現在讓我們為自己做一個很好的班丹,在母親的保護當中。讓我們從左邊移向右邊一次,好!要明白你是什麼,你的光環是什麼?現在再來作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第六次,第七次。
現在提升靈量,慢慢地提升靈量,要很慢的提升它。第一次,你們要慢慢做,現在頭向後仰,並打一個結。第二次,讓我們來做慢慢做,要知道你自己是什麼,你是個聖者,要恰當地去做,認真做,好好的做,不要匆忙。帶到你的頭部頭向後仰,在這兒打兩個結,一個, 兩個!現在做第三次。在第三次,你要打三個結。非常慢地做,非常慢好好做,現在頭向後仰,做第三次,打三個結。現在感應一下你的能量。真美妙!我正從你們那裡也得到能量呢。
願神祝福你們! 非常感謝!現在你們能傳看那張照片嗎?看看那些人他們怎樣是聖人?那張照片在哪兒?誰有那張照片?是的,傳看一下,讓人們看看你們所有人怎樣被證明是瑜伽士.那現在我想你們應該晚餐了。晚餐之後我們會有音樂活動。 […]

英國巴斯 公開講座 (England)

英國巴斯 公開講座
1984年8月7日
我向所有真理的追尋者致敬。來到巴斯古城是件樂事。
曾經住在這裡的羅馬人,今日已有很大的改變,再也不能找到曾經住在這裡的羅馬人了。現代的生活已經有非常、非常大的改變,對生活的觀念也有很大的改變。隨著社會演進,我們到了要想「什麽是下一步?」的時候。羅馬人要的是權力 — 我們現在已經享有;接著他們想要金錢和財產 — 我們也同樣享有,同時亦了解到錢財的無聊荒謬之處;除此之外,現在我們要追尋某些更高的,某些未知的事物。不過,我們有種感覺,要尋找的是一些更偉大、層次更高、絕對的事物。
今天,這種特別的人種有上千個,我該說有上百萬個,遍佈全世界。我稱這是百花怒放的時代,成千上萬要結成果子的時刻。這是個特別的時代,非常、非常特別的時代,所有經典都把這個時代稱為救贖的時代,或是審判的時代,或是印度經典所謂的Krita Yuga(過度期)。印度經典中很清楚的寫下Krita Yuga,就是這個時代人們會與上天連上 — sakshat(真真正正)。他們會得到自覺,即所謂的「真我」“atma sakshatkar”,每事每物都會成就、結束和完成。他們就是這樣解釋現代。
另一方面,現代也是一片混亂,完全相對的時代,人們真的不知道要怎樣對待自己。一開始價值觀是非常原始的,之後卻變得有點僵硬死板,這是因為對生活,對思維設下了太多限制。他們開始打破規範,打破得太多,甚至喪失了一切形式規範。我們擁有的色彩互相大量交織,因此難於認清誰是人類,他是誰,他該何去何從。
今天我們要面對的問題是:我們出生在這個地球上,是否只為吃飯,買保險,生孩子,生孫子,然後死去?就像動物的生命一樣,是這樣嗎?成為人類又有什麼了不起?有一事我們要了解,就是人類有能力做點事,為集體,為周遭的人,為他們生活的社會做一些了不起的事。單憑這一點,就能使我們內在醒覺昇進;我們要找出各種途徑方法,為集體,為全世界做事。這是非常非常顯而易見。我們意識到不能單獨生存,必須要與整體連上,我們要找出這種聯繫,才能真正傳揚善行、高尚品德、和平的祝福。
現在的重點是當我們開始做這種工作,這種社會工作,這種對集體有益的工作,就會發展出自我。這是很普遍的。就像我是印度某個組織的主席,《盲人協會》的主席。他們想邀請市長來 — 要明白,這些人很顯赫,位處高階層的家庭 — 他們激烈的爭論:誰該坐在州長身旁?我很詫異,說:「你要面對盲人,盲人看不到誰是州長,誰是另一個人。有什麼需要為誰該坐在州長身旁而爭論?」
很令人驚奇的是,爭論變得很激烈,找不到任何解決辦法;我就說了些幽默的話:「好吧,我們這樣做吧,在州長的頭頂放一塊大木板,像麻雀一樣,一些人坐在木板的一邊,一些人坐在另一邊。」我只能採取這種幽默態度,才能化解中和他們的想法;因為即使他們受過高深教育,享有高尚的社會地位,生活過得很好,他們想幫助他人,因為他們以為一定要幫助可憐的人,幫助需要金錢、需要指導的人,所以他們才出來,撥出時間、金錢、等等。為了為社會做點事,他們卻變得這麼愚笨。
實際上,當我們嘗試幫助他人時,其實是在幫助自己。 因為我們不忍不救助他人,那就是為什麼我們想幫助他人。可是,麻煩在於這樣做並不是出於這種意識,這就是為何一旦他們走近另一個階層,人們一是受自我煎熬,一是受條件制約煎熬。
就像一些社會,舉個例子。譬如,我現在身處英國人的社會。當我來這裡的時候,馬上就要調整自己,來適應這個社會。比如說,我額上點上紅點。每個人都會譏笑你,拿你來開玩笑。你會覺得奇怪,怎麼回事?你就會把紅點擦掉,因為你以為有些滑稽可笑的事情在發生。如果你去印度的村莊,塗上口紅,人們會說這女士怎麼了,她為什麼要塗口紅,不應該塗口紅。每個人都譏笑她,認為她在做著滑稽可笑的事情,她就會嘗試按照他們的要求來調整自己;我們的條件制約就是這樣形成。
所以二擇其一,當你面對社會時,一是發展出自我,一是發展出超我或條件制約。問題出在那裡,為什麼我們會發展出自我或超我?我們不該有自我和超我。我們應該站得直直,堅持本來的模樣,以旁觀者的身份來見證靜觀全世界。問題是,當你面對社會時,你一定要知道你是整體的一部分;你看到的每一個人,不管他是英國人、印度人、或阿拉伯人,都是那位被稱為「全能的神」的偉大存在體的一部分。當尚未喚醒各部份時,他們以為彼此分離,就互相爭鬥打架,或是對彼此設下條件制約,或是挑戰自我,諸如此類,這樣的情況一直持續。一旦他們意識到集體,知道他們都是整體的一部分,他們就會合而為一,開始以和諧一致的姿態向前邁進。
就如做氦氣實驗時,他們發現,當你開始降低氦氣的溫度,所有和熱力對抗的分子都會冷下來,變得集體合群,它們都是向著同一個方向移動,就像鳥兒,隨著領袖移動 — 同樣運作就這樣開始,也必定要在我們內在發生。當我們說,世界需要有和平,大家要擁有最好的東西,人們要和平、快樂地生活,因此,這件事情必定要在我們內裡發生。我們要知道,人類需要轉化。除非他們能轉化到集體意識,不然他們是不能為社會、為其他人調整自己。
當你遇見朋友時,你會說「他是我的朋友」或「他是我的兄弟」或「她是我的姐妹」 — 這個「我的」把戲開始上演。你以為這是一種很親密的關係,可是突然間,你發現「不,他是我的敵人。」連自己都敢不相信,你們變成敵人,大家曾經是朋友,你會揭露他,而你揭露他的程度,連自己也會驚愕。這種事情在我們身上發生,全因我們不知道,這個朋友也是整體的一部分;我們應該喚醒他內在的意識,使他能夠了解大家都是整體的一部分。
在我們內在,藏有一個可以使我們具有集體意識的力量。這個力量安置在被稱為薦骨的三角骨內,我們知道她就是靈量(kundalini),聖經形容它為聖靈(holy ghost)。這位在聖經內被稱為聖靈的傢伙,對很多人來說是含糊不清的,因為聖經並沒有清楚的描述什麼是聖靈。
我詢問一個教士:「聖靈是什麼?」
他回答:「我是不可知論者。」
我就問他:「那麼你在這裡幹什麼?若你是不可知論者,不相信它,你在這裡幹什麼?」
他說:「這是我的職業。」原來是這樣,整件事對他們來說,當他們沒法解釋的時候 ,就只不過是一份差事。不過,可以很清楚地解釋,這就是原初母親的力量。我們有父親,有兒子,那母親呢?你有否聽過有父親,有兒子,卻沒有母親?這就是原初母親,她就是聖靈;她就是反映在我們體內的三角骨的靈量。這塊三角骨非常重要,希臘人稱之為「聖骨」,意即「神聖的」。他們已經知道,有某種神聖的東西藏在那裡,那是個力量,或許他們已經知道它就是聖靈。不管如何,他們是知道的,因為他們把它稱為聖骨。
我們體內有七個能量中心,就如我昨天在布里斯托向你講解過。我們內在有七個精微能量中心。這些能量中心存在於我們體內。不過你可以問我:「母親,為什麼我們要相信你?」對,你不應相信我,不應相信我,而是要把它當成科學的假設。若我能證明給你看,你就會知道我說的都是實話。
這些能量中心存在於我們體內,它們在外在的粗糙層面彰顯為不同的神經叢,這是醫生所知道的。這些能量中心位於十分精微的位置 — 例如第一個能量中心,就如我告訴過你,是純真的能量中心。第二個是我們創造力的能量中心。第三個是我們探索追求的能量中心。我們追求食物,再追求住所,接著追求金錢、財產、權力、愛:所有這些都是通過這個能量中心而來,它在外彰顯為太陽神經叢。
在它們之上是這個能量中心…我們稱它為母親的能量中心,因為它保護你。這個能量中心有個特點,它在胸骨下,胸骨(這個能量中心)在你十二歲前是用來製造抗體。它們就像母親的士兵,這些士兵就在胸骨裡,胸骨控制四周的士兵。若你受到攻擊,或你感到恐懼,胸骨就會突然開始脈動。當她開始脈動或移動,抗體便會取得訊息 — 就像你從以太中取得信息;你看不到以太,但你可以取得訊息 — 同樣,它們像收音機接收訊息,就會開始攻擊,攻擊任何嘗試干擾你的東西。
在它之上是我們稱為喉輪的能量中心,在這裡,人類把頭抬起來。這個能量中心讓我們成為人類,自我和超我也是從這個能量中心升起,這是集體的能量中心。因為我們通過它說話,通過它談話,通過它與人交往。為了讓這個能量中心作出反應,自我和超我因此在我們內在建立起來。當它們被建立起來後,我們就形成某種人格 — 我是某人,他是某人,你是某人 — 從這一點開始,我們就成為具有「我」這個意識的人。像我會說︰「我喜歡這個,想要這個。」我也會說︰「我是印度人。」你會說︰「我是英國人。」所有這些錯誤的認同便會開始,因為你成為獨立的個體,想認同許多事物。我們就是這樣和那個力量分開。我們擁有自由,要靠自己從錯誤中學習,自己去判斷什麼是對,什麽是錯。
接著它之上就是基督的能量中心。我要說,這是基督的窗口。這個能量中心很重要,因為它控制自我和超我這兩個構造。所以才說基督為我們的罪孽而死。當你把這個能量中心的基督喚醒,祂就會吸走這兩個構造或這兩個像氣球的構造。祂吸走了,使我們的業報(karmas)— 有人說,我們做了壞業報,做了這個那個 — 這一切都吸走了,我們的罪孽,我們的條件制約都被吸走。我們進入神的國度,醫學名詞把這個區域叫作邊緣地區。
你要從這裡穿透出來;穿透它到目的地,你要穿透出來才是你要到達的目的地,是安置在腦囟,是你受洗的位置。洗禮,就如我昨天告訴過你,洗禮只是人工虛假的操作。真正的洗禮是當聖靈升起,你確實感到頭頂上有涼風。這是個奇蹟。的確是奇蹟!不相信奇蹟是不對的。你應當保持開放態度。即使你是知識分子,也一定要對此誠實,你不曾看過奇蹟並不表示沒有奇蹟,不表示奇蹟不會發生。要以科學家的觀點來看事物,要親眼看看是否如此。奇蹟是當靈量升起,穿透所有能量中心,穿透這裡的時候,奇蹟就會發生。
這些能量中心是怎樣建造出來的,我們要清楚的看看。我們體內有自主神經系統。「自主」(Auto)意思是「自己」。誰是這個自己?誰是這個自主?醫生不知道它,他們只是給它命名為「自主」。自主有兩個系統,一是交感神經,一是副交感神經。當發生緊急事情時,我們運用交感神經系統,就如我們跑得很快,交感神經就會發動,你的心跳就會很強。心跳也比平常快。這是由交感神經的活動所導致的。你通常能提高心跳速率,但心跳卻只能自動減慢。這是怎能做到的?就是由副交感神經所導致的,它位於中央。這三條經脈,就如你所看到的,是這些經脈 — 在左邊的是左交感經脈,這條精微經脈外在表現為左交感神經。在右邊的是右交感神經,在中央的是副交感神經系統,它是負責我們的進化過程。
我們現在已進化到人的階段。這還不是終點,因為若這是終點,我們應該知道一切。但我們並不知道一切。我們要跳進另一個意識,就如基督所描述過的 — 第二次出生;不是肉體上的,不是換件衣服,或做些外在的事情,而是我們內在要發生某些事情,把你變成某種東西,你成為某種東西。這是「成為」的問題。你不僅成為某個組織的成員,或說:「好吧,我屬於這一組」或「我穿這種衣服。我做這種事情。」不是那樣。而是實實在在的發生在你內在,令你成為有自覺的靈。
若你要成為某些東西,若它要發生在你內在,那就是我們所謂的真理。你要能在中樞神經系統裡感受到真理。就像你已成為人類,你能感受骯髒和污垢,能看見顏色,看見美麗圖案斑紋,看見一切,因為你是人類。對狗來說,是否骯髒或污垢都不要緊 — 牠都嗅不到。同樣,當你要成為某種更高的,就應當要在中樞神經系統裡感受到。不僅僅是思維的投射說:「噢!我相信這個,我相信那個,我不相信那個。」完全不是這樣。是要在中樞神經系統裡感受到;要在指尖感受到。要怎樣感受到是很自然自發的,因為這是個活生生的過程,一點都不困難,完全不受任何質疑指責,全都在你內在建立好,非常簡單。你就如一顆種子,一旦把你播放在大地之母裡,就自然能發芽生長。
這是種自然而然的發生,人類很難去相信,不費力氣 ,不用付錢就能做到。對人類來說,這是某種不可能的境況;你怎能不用付錢就能得到一些東西?可是我們在不用付錢下取得很多東西,若這是你進化的縮影,到目前為止,你都沒有為進化付出過什麽,那麼為什麼你要為它付錢呢?而且也不用耗費力氣。
「霎哈嘉瑜伽」是指與上天自然的聯合。「霎哈」(saja)是在你內在的,「伽」(ja)是出生,自然的,與生俱來的:每個人都有權利與上天連上。「上天」的另一個意思是神的力量是無所不在全能的,一切活生生的工作都是祂做的 — 譬如,把花朵轉化成果實,有不同季節 — 這些活生生的事物都是這個力量所成就完成。你要和上天合而為一。你要在指尖上感受到它。瑜伽意味著靈巧,也意味著對上天的力量有完全的知識,怎樣去處理,怎樣去成就,怎樣去運用它。
透過喚醒靈量的副產品是你得到健康。我說過很多次,癌症不能用任何方法治好,只能透過喚醒靈量。昨天,我給你解釋癌症是怎樣引發的,靈量又是怎樣清除它。你的大部分疾病都是因為能量中心出毛病,它們和整體的聯繫遭到破壞,又或是能量中心有所缺失。當靈量升起,她把它們滋養得很好,通過滋養這些能量中心,你的精神、肉體、情緒的能量中心都得到完全的滿足、滿意,因此它們變得健康。你就這樣取得健康,好精神,平衡好情緒的人生。
最後,一旦她超越這個界線,這個地方有全能的神存在。現在,我再說一次,你不需要相信我,因為在這些日子裡,人們連神也不相信。我說這個地方有全能的神,在你的頭頂上,祂以靈反映在你的心裡;一旦靈量觸碰到這個寶座,涼風就會在雙手流通。你先感覺到靈量的涼風昇起,之後恩典開始流通於你,恩典就是你感到雙手有涼風在流動。
就是這樣發生。一旦它發生了,你要一點點地建立好自己,你要了解它,它是什麼,怎樣繼續好好建立它。大多數人只需一天,但有些人需要一個月或長一些,然後你就成為導師。你的品格個性變得不一樣,變得很有力量,很慈悲;像基督很慈悲,很有力量。當人們向抹大拉的馬利亞扔石頭的時候 — 她是個妓女,基督反對這樣做。祂與妓女毫不相干,不過祂卻對抗所有人,並說:「誰人沒有犯過任何罪孽的,現在就向我扔石頭吧。」沒人敢扔,因為祂是很有力量,很慈悲。
就是這樣,你成為認同真理的人。你不害怕任何人,你總是說實話,很有力量的說。就像偉大的詩人威廉‧布萊克,他說過,在這個現代,具神聖的人 — 即追尋神的人,或相信神的人 — 都會成為先知,他們有能力把他人也變成先知。
這正正就是霎哈珈瑜伽所做的事情,你得到自覺,開始把自覺給他人。就像點亮的光,可以點亮另一支未亮的光,這支被點亮的光可以點亮很多其他的光。就是如此簡單。不用拿取或付出什麽,你不過是催化劑,你點亮這個光,這個人再點亮另一個光。所以沒有責任,不用付出或拿取,只是簡單地發生了,這是你能了解的。這位華倫醫生,他已經把自覺給了上千人。就連我到不了的馬德拉斯,我派他去,他就把自覺給了三百人。
就像在印度,有人給上萬人自覺。這是事實。這些你都能驗證。當你得到自覺後,你會驚奇於你能給人自覺,也能治療他們。你能把神的平安和祝福給予他們。到那時候,你變得有集體意識,成為整體的一部分。就像昨天很多人的喉輪有阻塞 — 因為某些原因,某些麻煩,有些人有脊椎炎,有些人有… 他們不能克服這些問題。他們只要說三次:「母親,我是整體的一部分。」就會開始感覺到涼風。就是如此簡單。他們開始感覺到涼風,因為他們這裡曾經有阻塞。這是很簡單的方法,即使小孩也會做,你也會做,我希望今天在這個地方,多麼美麗的巴斯,我們都會得到自覺。
願神祝福你們所有人。
若你有任何問題,應該問我。昨天有兩個人問了太多問題,浪費了我很多時間,他們卻走掉。他們是某些導師派來,或是只來問問題,他們認同某些假導師。這裡有很多坐在你背後的人,他們都曾跟隨過各種假導師,我們要治療他們,把他們變好。有些人患上癲癇症,有些人患上癌症,有些人患上這種那種的病,他們甚至要付錢,卻得到這些病痛和麻煩。有些人甚至淪落到瘋人院。所以我請求你,不要認同這些導師。即使你付了錢 — 算了吧,不要緊的。不要認同他們。要認同你的真我。這是你的資產,是你自己的,你應該知道它。這是我對你謙卑的要求。
願神祝福你們。非常感謝你們。
【瑜伽士:還有問題嗎?】
【聽眾的問題,瑜伽士重複:我從西藏的哼唱靜坐(humming meditation),叫做Nada Brahma的獲得一些益處。這種靜坐能相容於霎哈嘉瑜伽嗎?】
不能,完全不能。你要明白,這個Nada Brahma是,你一直(humming)哼唱、哼唱下去,會得到什麼益處呢,總有天你的腦袋會每時每刻都在嗡嗡响(humming)。我現在告訴你原因,是這樣的,假設我們要說一些話,像是說:”Aum”或“Hum”或是什麽,我們都不會成為這些東西。假設我說︰「我是這個地方的州長。」 — 我會變成州長嗎?如果我說︰「我是Aum。」 — 我會成為”Aum”嗎?只是說說,我們能否成為那個東西?若我們宣稱一些事物,我們能否成為那些事物?有些事情要在內在發生。除非這事情發生,不然它是毫無意義,全是外在的。什麼話你都能說。某人可以說,我獲得一些益處,因為我禱告,不是這樣的,你必須完全轉化。
這些全是非常危險的東西,非常、非常危險;因為現在在西藏,譬如,喇嘛是一團糟,我告訴你,他是很糟很糟的。我和丈夫到過中國,我很驚訝 — 你可能會把它當成宣傳,不管什麽 — 在拉薩,你會看到這個男士囤積了大筆財富,堪比教皇。他飲酒慣用金色高腳杯,杯子上刻有雕花,他有很多這種杯子。他的碟子用金打造,他的一切物品都是用真金打造。他從哪裡獲得這麼多錢財?想像看 — 是從窮苦的西藏人得來的。他們很窮,沒有衣服穿,沒有衣服蔽體。我不是說共產主義是好東西,我只是說,這些喇嘛真的在剝削窮人。整個拉薩展覽真是令我大開眼界。我的天!這些人搶劫窮人,窮人吃了多麼大的苦頭。若你現在到西藏看看,你會感到驚訝。西藏人不知道,他們也很困惑。他們不了解。他們把擁有的一切都交給這個喇嘛先生。他現在到處旅遊;沒有人知道他在幹什麼。他們能給你什麼益處?真的是個謎。
最大的益處是你成為導師。你知道一切。你知道靈量是什麼,知道怎樣給人自覺,知道一切要做的事情。這是主要的事情。一開始,你對一切都感覺良好,即使是飲酒。一段時間後,同樣,如果你哼唱某人的名字,你可能會被鬼附一段時間,你或許感到沒事。像T.M.(超覺靜坐)也有同樣的問題。T.M.的人唸口訣:有一段時間,他們感覺輕鬆自在,因為某個人進入你的思維,他奪取控制權,開始管理你的表演。當他開始管理你的表演,你感到輕鬆。重點卻不是輕鬆,重點是你不能成為導師。
重點是:當你和整體合一,你就會輕鬆自在,因為沒有耗用什麼。每時每刻你都很輕鬆。但看看那些喇嘛,他們的樣子,滿臉皺紋,你可以數一數他們的皺紋,可怕的人。你說不出他們有什麼了不起。他們有做過什麼好事?我沒見過有任何一個喇嘛為任何人做了任何好事。我曾有機會在一個晚宴上,坐在達賴喇嘛身旁,當我的丈夫和首相共事的時候,我的丈夫受到召喚,因為首相夫人不要坐,所以我才坐在達賴喇嘛身旁,我感到很熱。首相是拉爾‧巴哈杜爾‧夏斯特里(Lal Bahadur Shastri),我的事他全知道,他就說:「你是不是感到他很熱?」因為首相是個有自覺的靈。
我說:「是的,很討厭。」
他就說:「好吧,安排另一個外相坐在中間。」他讓我坐在另一邊,而外相就坐在那裡。除非你有自覺,不然你不會知道,我也要告訴你,你到那些人哪裡,是很難得到自覺 — 就是這樣。因為他們在你內在製造問題。不管你怎樣努力,都只能走到交感神經系統。不管怎樣努力,正如我告訴過你,你會走到交感神經系統,所以你的交感神經被啟動。一旦你的交感神經被啟動,你一是走往左,一是走往右。當你走往左,便走到集體潛意識。哪裡是創造我們以來,所有我們內在的死物聚集的地方。而癌症,就如我昨天告訴過你,是由那個區域的事物所導致的。若你往右邊走 — 大部分這些喇嘛把你放到右邊。你知不知道希特勒是受喇嘛的指導?達賴喇嘛是他的導師。他教希特勒怎樣捕捉人的思維心智,把人們放在這種東西上。這是眾所周知的事實,達賴喇嘛是他的導師。所有喇嘛都是這樣。
一旦你有自覺,你就會知道他們是怎麽樣。就像我大約五歲的孫女 — 她是個有自覺的靈;而我女兒和女婿都沒有自覺。有一次,他們到拉達克(Ladakh),有個喇嘛坐在山上。每個人都向他膜拜,可是孫女不喜歡。當父母也去向他膜拜時,孫女非常生氣 — 她只有五歲。她像這樣把手放在背後,站在喇嘛面前,說:「就只是穿上這套長大衣,你以為你已經成為有自覺的靈?你不是。你沒權叫人向你膜拜。你有什麼權?」
父母又震驚又尷尬,他們說:「不要這樣說……」
「不,你為什麼向他膜拜?不需要向他膜拜。」只想像一下!
除非你有自覺…那也是很困難,因為他們有很好的生意建議,有很好的宣傳機構。就像之前我到過西班牙,我感到震驚。這些喇嘛開展了另一項活動,說我們應走進戈壁沙漠,戈壁沙漠。想像一下!戈壁沙漠是那種即使只走一里路,你也會完蛋的地方。為了涅槃(nirvana),你走進戈壁沙漠。人們把身上的錢都交給喇嘛,喇嘛準備妥當,就帶著一群人前往戈壁沙漠。可憐的傢伙,走向自己的死亡 — 他們竟說︰「這是涅槃。」他們從沒有回來。他們已經走進涅槃了,不會回來。他們就是用這種方式去成就。
我遇見有個英國人 — 名叫Omkar的傢伙。某人幫他取名為Omkar — 我不知道是那個喇嘛給他取了這個名字,因為一般來說,不會有人用Omkar這種名字。我就說:「誰給你這個名字?」
他說:「我到過一所修道院。」發生了什麼?他的骨頭全碎了。他說:「他們打我的背。」想像一下。怎能這樣?他的骨頭全碎了。不可能給他自覺,因為生理方面不可能給他自覺。不過他慢慢地、穩定地康復了。他就像瘋子。你怎能那麼殘忍?所以西藏人,他們是否有自覺的靈,你認為呢?有什麼能從西藏人身上學到?
外國來的人不一定博學。書上寫的不一定就是聖典。你要了解這些事情只是在佛陀死後才出現。每個宗教都發生過,每個偉人降世後,這種事都發生過。住在古山洞裡的聖人,在佛陀身故之後,自然自發的紀錄下這些事情。佛陀沒有談神,因為祂認為:「先談真我(Self)。因為若你談神,人們馬上開始以為自己已經成為神。所以最好還是談真我;讓他們得到自覺。除非他們有自覺,不然他們又怎能了解神?」
所以他們稱祂為Anishwar,意思是祂不相信神,無神論者︰不是這樣的。祂只是刻意這樣做,只因為祂認為,若你談論一些捉摸不到的事情,人們就會活在想像的世界裡。所以祂要務實點,先給他們自覺,才教他們神的知識。因為對盲人來說,在告訴他︰「你要有洞察力」前,告訴他整件事情是沒有用的。
【瑜伽士:還有其他問題嗎?】
幾天前有個《佛教靜坐》的女士來,她不能得到自覺,我很抱歉這樣說,雖然我們可以慢慢的去成就;但她就是得不到自覺。因為你要明白,佛陀在我們內在,在這一邊。當你做《佛教靜坐》時,這個部分會脹得很大,我們要唸一些口訣來令縮小它,不然你不能把它縮小。我們要為這類人努力地工作 — 不要緊。因為你們都是求道者,得到自覺是你的權利,我來這裡是為你工作。還有其它問題嗎,請發問?
【聽眾席有位女士,評論人們不想知道靈的事。】
對,這是英國的問題。
39:21
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這是現代的問題,他們不想知道,他們對它有懷疑。但現在事情成就得很好。你看,畢竟神也很渴望人們得到自覺。我現在告訴你這是怎樣成就的。像有一天,我不在,我的丈夫看到一個電視節目,是個喜劇演員說他怎樣感受到涼風 — 你要明白,他在揭示自己。他說:「突然間,我的背有涼風,我不知道是什麼,但我感到很輕鬆自在,很多人與我一起坐時都感到很放鬆。」他什麼都不知道,他不大清楚涼風是什麼,不過他感覺到了。這是他的揭示。
在此之前,一天或兩天前,我們在談論事情,他們說︰「母親,要有多少人才能有這個效果?它叫什麼?」
【瑜伽士:百猴效應。】
百猴效應。我希望你有聽過,當第一百隻猴子學懂一個把戲,各地每一隻猴子都開始做這個把戲,諸如此類。我說:「很快會來。」想像一下,這傢伙開始感到背後有涼風。現在他上電視,而電視是非常、非常令人懷疑,正如你所說 — 非常、非常的懷疑。我不管那麼多,我說:「時候自會來。」 — 因為我們不收任何費用,何況我們也不應為此付費。當一些人遇見他們,告訴他們有這個講座,他們知道一切靈性的事情,便馬上來找我。他們現在要求我舉辦講座。一旦像那樣開始,人們自會想通。
麻煩的是人類有很多自我的障礙。他們是非常不敏銳。更何況,傳統的國家,就如羅馬,埃及,我發現他們對神聖的事物較無稽荒唐的事物敏銳。你會很驚訝,現在在羅馬 — 我們就坐在這裡,所以我可以告訴你 — 在羅馬,沒有導師成功過。沒有導師成功過。但當我到哪裡,只看見我的相片,只是看見我的相片,市長就感到很驚奇。他說︰「這是神聖」 — 只是看見我的相片。他就擔起一切事情,提供免費會堂給我們,還出版宣傳,造了很多海報,貼在每一處。羅馬做得非常好,英國則不是。我努力在哪裡工作了十年,英國人卻很頑固。不要緊,它會成就。埃及也是。埃及是另一處有很傳統的人的地方。我發現還有希臘。他們很傳統,他們是 — 傳統上有什麼發生,你從錯誤中學習。你相信Rasputin,你相信這個和那個;然後你開始了解什麽是實相,我們要怎樣取得實相。他們就是這樣找到。可是這裡的人,只是閱讀、閱讀、閱讀,卻一點成就都沒有,他們很困惑混亂。我不責怪他們。不過我一定要說,他們一定要面對實相,嘗試先了解你不能購買實相,也不能為它工作。它是自然而然的,活生生的神的活生生過程。這就是我們要了解的。一旦我們了解,它自會成就,我肯定。我明白人們就是這樣。
你會感到驚訝,我在英國工作了十年,英國卻沒有像其他國家那樣有很多霎哈嘉瑜伽士。即使法國也較好,這是很令人驚奇。法國、瑞士也更好。英國卻很不足,我在這裡很努力的工作。印度理所當然有上千倍多的人。好吧,時機會來。英國就是這樣十分平衡 — 有時候是過份平衡,你要明白!他們有個長處,知道怎樣拿自己來開玩笑。所以它也許能成就到。
【瑜伽士重複聽眾的問題:她說,你說過,導師做壞事多於做好事。我們怎麽知道你不會做壞事多於做好事?】
對,當然,或許,或許我在做壞事,毫無疑問;你要保持開放的態度。你可以和那些人談談…總是可以,當你到一個導師哪裡 — 其實我見過,當你來找我,你問我問題,但當你到那些人哪裡,你卻輕率的去,絕對是輕率的去。我知道有人付了六千鎊到瑞士,只吃馬鈴薯,喝煮過馬鈴薯的水。他們住在哪裡,卻不曾問過任何問題。提問是其中一個你是自由的象徵。其二,你要知道其他人怎樣對待我,什麼發生在他們身上。其三,你要知道,我為什麼要傷害你?我得到什麼好處?因為我從不拿你的錢,沒有這種事。因為神的恩典,我生活過得非常好。或許我生活得很不錯,所以我不需要別人的東西,為什麼我要拿別人的東西?我過的是另一種生活,很高層次的生活,我為什麼要來你哪裡?為了什麼?我從你身上能有什麼得益?
所以信譽一定是透過門徒才能建立起來。你從沒見過門徒,只是輕率的去,因為你受催眠。你連想也沒有想過,更不用說提問。我問他們:「為什麼不問問題,為什麼要收取六千英鎊?」
「噢!」他們說:「母親,我們是在毯子下走路。」
那個在蘇格蘭的組織的領導人,患上癲癇,他的女兒也患上癲癇,他的妻子亦患上癲癇,他來找我。他就在這種情況下來找我,我把他們接到家裡,治好他們。
那些找過我的人,像華倫醫生:他曾有高血壓,患有各種疾病,也能被治好 — 不只這樣,他也治好很多人。這裡也有很多人得到幫助。曾經酗酒的人,有毒癮的人,全都變好了。你一定要看看他們,看看他們是怎樣的人,怎樣說話,知道認識多少事情。可是在其他導師的地方,他們 — 是有階級的,你想接觸他們也不能。有些人說的話是背誦出來的,一點也不自然自發,一點也不;他們一點也不了解自己在說什麽。
所以要先建立信譽。不過你不要向任何人提問,只問我。對我來說,這是個好徵兆,我給你自由。
46:36
【瑜伽士重複問題:她說條條大路通羅馬。你提到達賴喇嘛,他有什麼不妥?】
不對,有些路是通往地獄。我們要知道,不是條條大路通羅馬,有些路也通往地獄。當然,條條大路通羅馬要是帶你到羅馬的人是個正確的嚮導,正確的嚮導。你不能走到地獄才說,要回羅馬,你不能,只有正確的嚮導才能把你帶回羅馬。他們不收錢,不收錢。他們給你自覺,改變你,讓你成為正直,善良,了不起的人。他們是很不同的人:不是那些公開宣稱某事,或說某事的人。他們不積蓄財富。你要明白,他們都是自尊自重的人,不是寄生蟲。他們不依靠你而生存。
基督賺了多少錢?你有基督這個偉大的例子。你為什麼要到任何人哪裡?祂有沒有收錢?三十盧比就把祂出賣了。基督曾說:「不要有淫邪的眼睛。」我想知道有什麼樣的基督徒存在,擁有不淫邪的眼睛的基督徒。你擁有純真的眼睛嗎?眼裡沒有色欲和貪婪?面對自己吧。談論這些事情的人,比你的罪孽更大。他們怎能令你改善?他們是依賴他人錢財過活的人。你會依賴他人的財產和收入過活嗎?他們要求孩子離開屋子,賣掉屋子,在街上流浪。你會這樣做嗎?為了任何人?拿走窮人身上的錢,你會這樣做嗎?你是那麽好!你一定要了解,用用你的腦袋。
當你得到自覺,你發展這種純真的眼睛。眼睛是很有力量。即使只看人一眼,你也能給他自覺,亦能治好他。像有一天我們有個人…他叫什麼名字,那個來做…?記者,他來了,說:「聽說你能治好人。」
我說:「是吧。」
他就說:「有個女士患上陌生環境恐懼症,她不想走出屋子,你會怎樣治療她?」
我說:「好吧,若她不能來,把她的照片給我;我不能到她的屋子。」 — 他就是這樣想挑戰我。我說:「好吧,把她的照片帶給我。」他把她的照片帶給我。我只是看著那張照片。
他說︰「她這樣子十年了。」又說︰「你一定要治好她。」
我說:「好吧,我試試。至少要治好這種病是非常容易的。」我又說:「你八天內都不要打擾她。」可是他不能壓抑自己,所以他像偵探(C.I.D.)一樣去查察有什麼發生。當他到她的家,她不在家,她和丈夫外出了,好好的散步。那個記者現在就要為此出版一篇非常好的報導。
【問題:你把自己當成靈性治療師嗎?】
50:04
不,絕不是。不是治療師。我絕對不是治療師。我只想給人自覺。不是靈性治療的問題。靈性治療師也有兩種:一種當然是有自覺的靈。就如有一天我們去了 — 當然,我們遇到某人。(在哪裡,和我們一同來的的士司機?)【瑜伽士:在諾丁漢。】啊。在車上的士司機先生的事情,我知道他是有自覺的靈。他開始和我說話。他也感到親近。我就說:「你的手指有時會感到刺痛嗎?」
他說:「是的,很痛。」
我說:「你是治療師嗎?」
「是的,」他說︰「我是治療師。」他說:「你怎麼知道?」
我說:「你感到很內疚嗎?」
「是的。」
「噢,」我說:「我知道了。」
他說︰「你怎會知道?」
我說:「不知怎的我就是知道。你想知道它。」因為他是有自覺的靈。他是有自覺的靈。但有些治療師卻不是。他們使用鬼魂。他們在你面前發抖,叫喊,這是很危險的。有自覺的靈不用做什麽,他只要觸摸你,你就會好。他不用又發抖又發脾氣。
因為你是那麼天真,我一定要說,這就是為什麼會出這種問題。很天真。在西方,我們的樹已經生長得很好,但根卻沒那麼好。我們對根什麼都不知道。我很詫異,因為完全沒有這個概念。不是在印度 — 印度人知道這些。他們知道,就像你們把死人埋在教堂裡。在印度,沒有人會把死人埋在教堂裡 — 那是神聖的地方,你怎能把死人埋在教堂?事情就是這樣。你是天真的,我知道,盡管你很天真,卻如頑石般十分固執。現在該怎麼做:有時對我來說,這是個困難的問題。不要緊。它成就了。對嗎?
【聽不清的問題】說什麼?
【瑜伽士重複:你能否解釋「這個能量通過脊椎上升」是什麼意思?是否只是和脊椎上的刺痛一樣?也許是…(詢問發問者:你是說生理方面?)】
【發問者:敬畏的感覺。】
是的。感覺是…敬畏?
【瑜伽士:是的,他說脊椎的感覺可能是敬畏的感覺,也許這是…】
不是這樣的…我從來都不知道有這種事。我不知道。那是…不是那樣子發生的。你要明白,當靈量升起,你不會有任何感覺,不會有任何感覺。唯一的感覺是你感到頭頂有涼風。好吧?你的雙手會感到有涼風出來。不過一開始的時候,你可能會感到有點熱,因為如果你體內有太多熱,就可能會感到有些熱跑出來。有時候,很緊張的人會有點發抖,只是這樣。我從來都不知道這種事情,是某種滑稽的事情,也許是從某處來的 — 我也不知道。我見過各式各樣不同的情況在人們身上發生。
就像有個男士,他坐在地上,腳朝向我 — 在印度是不會這樣做的。有人就說:「你怎麼可以把腳朝向母親?不可以這樣。」
他就說:「不,我的靈量被喚醒了,我會像青蛙般跳躍。」
我說:「誰告訴你的?」
他向我展示一本他的導師的書,書上寫下你會像青蛙般跳躍。你能想像嗎?我問他︰「你會嗎,你會變成青蛙嗎?」各式各樣的情況:你不知道全世界到底出版了多少刊物。
【瑜伽士:對,他想知道如何啟動這個「喚醒」 — 喚醒靈量。】
很簡單,就如我說過,像種子發芽。這是我的工作。一旦我做了我的工作,你也要做。好吧?這是個約定。
【問題:你說假導師和假教師或許會帶領人進地獄。你能定義什麼是地獄嗎?】
現在,在這個美好的時光,你為什麼要知道地獄?你看,如果你閱讀任何偉大的詩歌,它們描述得地獄很清楚。我特別要提到,閱讀威廉‧布萊克的詩。好吧?他的作品已經有很多地獄的描述,為什麼你想進地獄?我想你進神的國度。地獄是,當我說「進地獄」:你可能患上癲癇。我見過人們患上癲癇,患上精神病,離開他們的家,跑掉,毆打人,謀殺人,自殺,殺害父母,暴力,他們吸毒,做各種自我毀滅的事情。我說的是「自我毀滅」(self-destructive),一個英文字包括全部行為。對嗎?
【問題:那些一出世就患上這些疾病的人,該怎麼辦?】
是。對。如果他們受這些疾病的苦,是因為某些原因。他們的確受苦,不是嗎?可是沒有患病、正常的人,卻跑去找那些導師,付錢後得病,那麼至少那些偉大的導師要為此負上責任吧,不是嗎?
什麼?什麼?
【問題:你有否感覺到不大多導師是…】
噢,很多!有很多。不過他們不在市場裡。還有很多,很多…什麽?
【瑜伽士:有那位導師對你有幫助?】
對你有幫助?對任何人都有幫助?是的,有的。可是看看現在,這裡有一大群人,而我卻只是與你說話,你問了十個問題。他們沒有耐性,完全沒有耐性。我告訴你,他們這麼沒耐性,這些導師,你不知道。他們就是不能忍受。我叫一個男士去美國,我做了一切事,盡力哄他去,因為我撥不出時間到哪裡。他在哪裡待了三天就跑掉。他說:「我沒有時間給這些笨蛋。」他就取消了行程。因為我是母親,我對你有耐性。他們對你卻沒有耐性。我要怎麼辦?他們告訴我:「母親,十二年後,我們會來幫助你。」他們很了解我。他們有這麼多人。他們是有會見一些人,可是他們不想跟那些人說話,他們認為那些人是愚蠢的。現在該怎麼辦?他們認為所有的求道者都是蠢人。我該怎麼辦?他們沒有耐性。你必須要有一位有耐性的母親,不是嗎?
【瑜伽士:讓我們結束吧。母親要…】
孩子,問題是沒完沒了的。這些問題都是沒有意義。通過問問題,你是不會得到自覺,我一定要告訴你。我不能保證你有自覺。我不能保證。如果你得到自覺,這是你的運氣。如果你得不到,也是你的運氣。所以要小心。沒有必要討論,爭辯;通過爭論,你也不會有自覺。聽我說。我能從你身上得到什麼好處?這是第一個提出那麼多問題的地方。一定是有些羅馬人在此,我想他們再次出生了。要不然我無法解釋。我是說沒有人像你,問我那麼多沒有意義的問題,還支持假導師,他們從你身上拿錢,干擾了很多人;支持撒旦的力量,這都是令人驚訝的事情,不是嗎?好吧,不要緊。現在,我已經告訴你,我是 — 現在,就是這樣。如果你想我再來巴斯,請不要再問問題了。
【瑜伽士:讓我們開始體驗吧。】
讓我們看看會有多少人得到自覺。這才是重點。重點並非…你的靈量會評價你 — 讓我們看看。在你評價我前,靈量會評價你。所以,讓我們看看有多少人會得到自覺。我不能給你承諾。這才是重點,我一定要告訴你。好吧,讓我們看看,它會怎樣成就。
現在,不管我說過什麼,忘記它吧。讓我們有個愉快的關係。即是,對任何事,你都不要有任何內疚,不管我說過什麼。你可能到過一些導師那裡,你可能做了些或許是錯的事情 — 好吧。忘記它就好。現在,你是在當下此刻。你必須處於當下此刻,才能得到自覺 — 那是最重要的事情。你出生在地球上就是要如此;你生而為人就是要如此。你不是來這裡浪費生命。作為母親,這就是我要告訴你的,你要對此謙虛。你處於一個非常不同的領域。這裡不推銷售買什麽,這裡不是商店。這裡,是間廟宇。在廟宇裡,你必須謙虛,你必須得到自覺:那應該是你的決心。可是,有多少人會得到,我不能說。很抱歉,這不是我能承諾的事情。不過,如果在某些人身上能成就,我就會感到很滿足。那就是我的任務。
讓我們做些簡單的事,不要再提問了。不用為此感到困惑。如果你還沒有發問過,你或聽眾都不是有什麼毛病。我告訴你,即使你問了上百個問題,也是毫無分別。我一定要說,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人問過什麼會情理的問題,我想你現在最好是放棄問問題。我對此是有點聰明的。
讓我們按照應該成就的方式來做。讓我們按照應該成就的方式來做。如果你是求道者,又處於當下此刻,我肯定你會得到自覺。現在,忘記過去。忘記過去。我還有一個要求,就如我昨天要求過,你不要為任何事而感到內疚,因為內疚來自過去。所以,忘記過去,你要堅持自己沒有內疚。有很多好人,他們會得到自覺。所以,你要堅持「我沒有內疚。」
現在,你要稱呼我為錫呂‧瑪塔吉(Shri Mataji),那是有困難。你也可以稱呼我為母親,簡單點 — 你喜歡怎樣也可以。開始這個過程前,你要說「母親,我沒有內疚」。我們要在心裡謙卑下來,因為我們要進入神的國度。如果你一直攻擊人,攻擊嘗試去做的人,你會何去何從?你又怎能進入?只要看看,我們採取怎樣的態度?態度恰當嗎?那是不公平,不公正的。
好吧。我們脫掉鞋以便得到大地之母的幫助。其中一個最重要的元素是大地之母。靈量是位於薦骨裡,最底的輪穴也是用大地之母的元素構成。所以,脫掉你的鞋子,很容易的,用你的腳接觸大地之母。大地之母是非常重要的。
【瑜伽士:不想有這個體驗的人,請現在離開吧,不想要的人…】
離開吧。不要打擾他人。你要仁慈,要有教養,要做個有教養的人。不要打擾他人。如果你不想要,很好。沒關係,你可以走。
昨天在布里斯托的人知道我在很多人身上很努力的工作,用了好幾個小時給他們自覺。這是份吃力不討好的工作。我告訴你,這是份吃力不討好的工作;因為,除非你把自己鞏固好,要不然是種浪費,我認為極之浪費,是沒有用的,因為你給他們自覺,他們卻不把自己鞏固好,這就是浪費。無關年齡,無關種族,無關社群。只要你是人類,就會成就到 — 就是這麼簡單。
現在你只要把雙手平放在大腿上,要保持舒適的坐著。那是重要的,因為我不想你感到不舒適,你自己先移動調整一下。現在,請把鞋子脫掉,因為有西藏人的問題。如果你要得到自覺,就把鞋子脫掉,好吧?是的,把鞋子脫掉。比較好。襪子也是。會較好,因為我要在你身上工作,你確實是求道者,好吧?你的手像這樣放。對。
嗯。(開始了。)雖然各種事發生了,還好,不太壞。
現在,左手,正如我說過,代表左脈,情緒方面;右脈是右手,代表行動,是我們擁有的欲望,欲望。當我們進行這個讓輪穴放鬆的過程時,把代表欲望的手像這樣放在左邊,手要平放。因為有些輪穴是處於擴大的狀態,所以要讓它們放鬆。你自己可以做,要怎樣做,我會告訴你。我們會觸碰在左邊的能量中心。其一位於心臟,是靈所在之處。一是位於上腹。另一是位於下腹 — 它們全都在左邊。一個在這裡。當你感到內疚,這個輪穴就會有阻塞。像這個,在這裡,頸項的左邊。另一個在這裡,我們或許要在這裡發問。跟著,來到腦囟,我要你把手掌放在腦囟上。現在是熱的,不過它會妥當。讓我們一起來做吧。
很簡單。你要一直閉上眼睛,因為沒有催眠,沒有那樣的事。它要在你內在發生。把注意力攝入內在,最好是閉上眼睛,因為如果你張開眼睛,靈量可能不會升上來。她不會麻煩你,不會帶給你任何問題 — 沒有這樣的事;你會感到極度輕鬆自在,感覺良好。好吧。那麼現在我們把眼睛閉上。首先,不要為任何事感到內疚,即使是問問題,或是任何事,都不要感到內疚。不管我說過什麼,忘記它吧。你要好好對待自己。你要好好對待自己。你要尊重自己。
現在這個階段,把右手按在心臟上,在左邊。左邊是心臟,把右手放在心臟上。現在保持眼睛閉上,嘗試看進心裡,意思是把注意力放在心臟上,然後說 — 你現在要向我發問,一個真正的問題,明智的問題。問一個問題:「母親,我是否一個靈?」問三次:「母親,我是否一個靈?」問三次:「母親,我是否一個靈?」
1:06:19
(左脈太重,左脈…嗯。)
現在,把這隻手抬起 — 我是說,這隻手往下移到腹部,放在左邊的上腹。這隻手往下移,放到左邊的上腹。這裡是另一個能量中心,原始宗師的能量中心。當你成為靈,你就成為導師,成為guru(導師)。所以,邏輯上,你現在要問另一個問題:「母親, 我是否自己的導師?」問一個問題:「母親, 我是否自己的導師?」問三次。這是個明智的問題。你是自己的導師,你不需要任何導師。我不是你的導師,我只是你的母親,只是這樣。
現在,問這個問題後,你再次把手往下移,到下腹。這是個非常重要的能量中心,稱為腹輪,它照顧我們的主動脈神經叢。現在,手指按一按,在這裡說 — 因為在這裡,我要承認,我不能干涉你的自由。你有自由作出選擇。如果你想擁有真正的知識,就必須要求,我不能強迫你去得到它。你就要說:「母親,請給我真正的知識,給我純粹的知識。我要純粹的知識,純粹知識的技巧。」那也是「瑜伽」這個字的另一個意思。你要說六次,因為這個能量中心有六片花瓣。主動脈神經叢也有六個副神經叢。(可怕!左腹輪。)
嗯 — 現在。你又感到有內疚。請不要感到內疚。請不要感到內疚。不要為任何事感到內疚。你沒有做錯什麼。(啊,現在好多了。)
現在,再次把手提起,移到上腹,原始宗師的能量中心就在這裡。你已經要求得到技巧,我會告訴你,你要在這個能量中心堅定的說:「我是自己的導師。」就這樣說。要充滿信心的說十次,說:「母親,我是自己的導師。」因為有十個副神經叢,像十個原子價,我們有十個神經叢。啊!忘掉你的導師。忘掉所有的奴役。哈!好吧。(好吧。很好。)十次。
現在,把右手提起到心臟,再次到心臟。這裡住著你的靈。再次運用技巧,你堅定的說 — 在這裡你要說的口訣是:「母親,我是一個靈。」在完全謙卑,你的榮耀下你接受了,假設是這樣。「母親,我是一個靈。」(很好,非常好。)這句話你要說十二次。不要感到內疚。
現在,我要告訴你,神是愛的海洋。祂是慈悲的海洋,最好的還是他是寛恕的海洋。所以請不要感到內疚,因為你能犯什麼祂不能原諒的罪孽?當我們感到內疚,我們是在挑戰祂寛恕的力量。請不要感到內疚。沒有內疚,就說︰「母親,我是一個靈。」(下來吧。好。啊,好多了。)十二次,因為有十二片花瓣。(左臍輪。左邊多些阻塞,好吧。右邊沒有什麼阻塞。啊!好多了。左臍輪有太多阻塞。那是從這裡移過來的。)
現在,把這隻手移往上移,把它…右手 — 你要移動右手,左手朝向我 — 把右手放在左頸上。放在底部,幾乎觸碰到脊椎的左邊,稍微按一按。在這一點,從前面 — 你一定要做的,手要從前面,不是從後面,而是從前面 — 握緊。這裡你要說,充滿信心,充滿愛,對自己有完全的理解:「母親,我沒有內疚。」請這樣說,十六次。如果你有太多內疚,如果你太縱容沉醉於內疚,最好說上一百零八次來懲罰自己!(很好。她升到額輪。啊!)
現在,把這隻手往上移,橫放在前額上。按著前額。在這裡 — 你知道,我告訴過你,是基督的能量中心 — 你必須原諒每一個人。有些人或許會說:「這是很難的,母親,我們怎麼能原諒?」可是,不管你不原諒人,或是原諒人,都只是虛幻假象,因為當你不原諒人時,受苦的是你,不是他人。所以請說:「母親,我原諒所有人。」你會很驚奇,當你真心的這樣說時,這個能量中心就會打開。
1:16:34
(好多了。)現在,如果你仍然感到內疚,最好把手放在頭的後面。按緊它 — 你們每個人都應該這樣做 — 說一次:「主啊!如果我做了什麼錯事,請原諒我。」一次就夠了;說完後,或說之前,都不要感到內疚。只要說︰「主啊!如果我說了什麼或做了什麼對不起你的事,請原諒我。」按著你的頭後面。你的頭後面 — 就如他們所說,稱為視葉(optic lobe)。三次。不要感到內疚。請不要感到內疚。那是很重要的(又感到內疚。好一些了。嗯 — 升起了。)
真心的說︰「如果我做了什麼錯事」 — 不要去數算,只要大概地說。不要數算你做過什麼錯事,不管是什麼錯事,請不要數算。只要說:「如果我做了什麼錯事,請原諒我。」就是這樣。因為你是靈;如果你是靈,你可以做什麼錯事?你只要成為靈就好,就是這樣。你就如蓮花出於淤泥。(哈!)
現在,把這隻手放在頭頂上,在腦囟,這個區域在你孩提時是軟的,稱為taloo。用手掌按著腦囟,轉動你的頭皮。再次在這一點 — 瑜伽的另一部分 — 我不能干涉你的自由,因為你要在自由和榮耀中升進。你要說你想得到自覺,我要把自覺給你。所以你要說:「母親,我要自覺。請把自覺給我。」你要說七次,因為腦袋裡有七個能量中心的寶座。現在。大力地推,順時針轉動。用手大力地推那個位置。
現在請把手放下,放下來。提起你的左手,查看有沒有涼風出來。上下移動。注意那裡。大約四寸或五寸高的位置 — 只要上下移動。現在用另一隻手。用那隻手查看,查看頭頂。
1:20:30
(就是這樣…因為有很多霎哈嘉瑜伽士坐在那裡;我不知道這些人有沒有感受到涼風。)現在用另一隻手,像這樣。
【吹氣進麥克風。】(像一座山一樣。)
請再次換一換手。【吹氣進麥克風。】你感受到涼風嗎?
現在告知你,我們有很多有自覺的靈來到巴斯。他們會看顧你。你可以這樣把手舉起。那些感受不到涼風的人,先把手舉起。舉高些。好吧。現在來吧。霎哈嘉瑜伽士應該過來看看他們。你有感受到涼風嗎?在頭裡?在頭裡。你感到放鬆嗎?好,好。你呢,從西藏來的傢伙?卡力 — 他很好,很好,很好,他做得很好!
卡力,看看這個從西藏來的。他是求道者,徹頭徹尾的求道者。他得到了?沒有?他到過某些導師哪裡,我…只要看看他們的輪穴,看看哪裡有阻塞。只要在輪穴上工作。啊,好多了。現在好多了。你的雙手要有感覺。現在這樣放你的雙手。你的手一定要能感覺到它。不好意思?…變得涼些了。先是熱的,雙手現在是熱的?好吧。這是奇蹟,不是嗎?現在,把你的手放在腹部,這裡。不是,是這一邊。右手朝向我,是的。現在好了。
1:23:51
她感到熱,就是這樣。她會得到自覺。她就是會…不是,把他的手放在肝臟上 — 左手放在肝臟,是的。他是醫生,你看。她有得到嗎?那個問問題的女士。你說什麼?沒有?溫的?她那個輪穴有阻塞?他感覺到了?好,好。很好。他的喉輪有阻塞。他的喉輪有阻塞。讓他問他是不是:「我是整體的一部分」就會在他身上成就,因為喉輪有阻塞。【印度語】
1:25:09
她是嗎?天,感謝天!好吧。是的,什麼事?(太偏左脈,我告訴你,真的。)
嗯。你呢,你為什麼不做?你說什麼?卡力?誰感覺不到,請舉起手。他們老遠來幫助你們,有些人是從北部地區來的。是的,先生。在那裡,你看到嗎?
你們所有人都看著我,不要思考。看著我,不要思考。
字幕記錄到此結束。錄音繼續:
他得到了?好。我很高興。女士呢?你得到了?好。看看他們。這麼有智慧的人。願神祝福你們。
看著我,不要思考。會成就得好些。
18/7/2011 […]

女神普祭 Sydney (Australia)

女神普祭
1983年3月14日澳大利亞悉尼
這個時代我們都獲得了自覺,從而我們的內在有了無窮盡的平和、美麗和榮耀。那裡有無窮無盡的美好,我們不能向外去找尋祂,只能向內找尋。在所謂的冥想狀態中你找到了祂,你享受祂。就像口渴時你會找河流或海洋來解渴,但實際上海洋並不能給予你淡水,所以那些外在的東西怎可能給予你呢,給予你內在深入的東西呢?你總想向外找尋,然而祂並不在那裡。祂在我們內在,絕對在我們內在。要找到祂很簡單,因為祂就在你們內裡,垂手可得,就在那裡。
你一直以來所做的,都是向外找尋喜樂,所謂的喜樂,所謂的幸福,所謂的世俗權力和財富的榮耀。現在你必須完全反過來,讓這些在你內裡呈現出來。向外找尋並非錯誤,向外找尋並非正確,你不用為所做過的事情感到難過。那並不能令你達到生命的真正喜樂和生命的真正榮耀。
祂已在很多人身上運作,由此你們進入了精微的認知當中。也許一些人只在思維層面接受了祂,這沒關係。也許一些人只在身體層面感知到祂,這也沒關係。無論如何,你在正確的道路上,向著正確的方向前進。
試著入靜冥想,多點入靜冥想,從而能達到你內在的存有。這個內在的存有是浩瀚無邊的極樂海洋,存在於我們每一個人之內。那個浩瀚壯麗的洪流之光,使每個人的內在美流溢出來。所以為了達到祂,你必須向內找尋,並拒絕那些違背衪、違背你升進的事情。有時狂風乍起,讓你對內裡的神之榮耀有所誤解。折回時,要時刻記住你的前進必須是向內的。
當你向內深入,你會忘記了那些外在榮耀的想法、一個很低俗的人認為如果他賺了很多錢,他就能得到快樂,但是他並沒有得到。如果你去看他,會發現他是最不快樂的人,他擔憂生活中的各種瑣事。想必你聽說過非常富有的人,會有偷竊癖。他們憂心忡忡,而且非常吝嗇。他們擔憂各種針大的小事,哪怕丟失一樣小東西也會讓他們不安。他們有很多習慣,他們的生活少不了這些習慣。
所以財富帶給人類的始終是一種詛咒。所以那些只追求財富的人,並不能享受財富。此外有一些更聰明的人,他們認為通過支配別人,通過獲得權力,他們會在此生謀得一個很好的職位。他們這樣認為,但失敗了。你看到過發生在他們身上的事,人們甚至不願意談到他們。還有一些人,依附著某個人、依附著一個人或家庭、他們的孩子、他們的親戚等,這在印度非常普遍。通過這條路你也不能達到神,這條路是如此狹隘,讓你圍著他們轉,完全浪費你的能量。
但是如果你完全地進入你的存有,所有這些事情都如此有意義,每件事都會有意義。在某種意義上說就是,如果你擁有什麼,你應是那種擁有什麼但從不佔有、毫不執著的人。祂從來不想佔有,祂對事物是如此無執著,但是祂能尋找樂趣。因為他如此的無執著,祂能從中創造出一齣戲,祂拿財物開玩笑,給人們以教訓。祂是如此不執著,如此慷慨,祂享受祂的慷慨。整件事情變得如此的不同,如此的有活力。
人類所創造的美好,作為財富展現在你面前,你開始享受所有那些事物,並不佔有它們。你明白了財富的虛幻,對於有些人利用你的權力,淩駕於他人之上,是一樣的道理。那些想利用霎哈嘉瑜伽賺錢的人,或者想在霎哈嘉瑜伽中擁有某種特權的人,是非常精明的人,他們這樣會走得非常遠,這種精明到了如此的程度。我看到人們試圖為了霎哈嘉瑜伽省錢,那也是注意力在金錢上。賺錢、省錢,利用霎哈嘉瑜伽做生意都是荒謬的。但是如果你們這樣說的話,我會說,好吧,去試一段時間吧,你會發現霎哈嘉瑜伽,沒有生意可做。當然霎哈嘉瑜伽士可以一起工作,可以做一些生意,但霎哈嘉瑜伽沒有生意可做。這是神的生意,你必須為之付出你所有的一切,不要執著於任何事物,不要執著。這本身不需要支付金錢,但你必須全心全意投入其中。如果你不能全心投入,你就不能得到。
權力也是一樣的,有些人認為他們甚至能夠淩駕于霎哈嘉瑜伽士之上,令他們欽佩,控制他們。這樣的人會被完全地甩出霎哈嘉瑜伽。你必須享受愛的力量,人們會把你當作他們的保護者,他們的幫助,他們的支持和他們的朋友,而不是一個專橫的人。你要做一個父輩般的頭領而不是一個惡魔般的破壞力量,總是在威脅著每個人。這樣的人很快會被甩出霎哈嘉瑜伽。你是被揀選出來的,我對於這種把你往下拉的人,絕沒有一點同情心。讓自己遠離他們,否則當他們沿著霎哈嘉瑜伽的切線方向被甩出去時,你也會和他們一道離開。所以要當心。
而那些浪費所有時間只是考慮他們的家庭,這些、那些的人或者那些從不考慮他們的家庭的人都來到了霎哈嘉瑜伽。由於這個非常微妙的原因,他們失去了對自己靈體的注意力。他們寵壞自己的孩子,寵壞自己的丈夫,寵壞自己的妻子,所有注意力都走偏了。有些事成為他們很重要的問題,婚姻是否成功,孩子是這樣還是那樣。他們沒有把這些交給神,他們必須把這些交給神。你們都是聖人,你們必須把一切交給神。剛開始進入霎哈嘉瑜伽時,每個人都說,我丈夫是這樣,我妻子是那樣,我兄弟是這樣,我孩子是那樣母親請照顧他們。剛開始時,這樣沒問題。當你成長,你要避免這樣。
這是通往神的個人旅途,當你入靜冥想,當你到達神那裡時,你便成為集體性的。在那之前,這是一條絕對孤獨的內在旅程,是絕對孤獨的旅程。你應該明白這點,在這個旅途中沒有人是你的親戚,沒有人是你的兄弟,沒有人是你的朋友。你完全孤獨,完全孤獨,你必須獨自往內在前進。
不要憎恨任何人,不要將責任包攬上身。在冥想狀態中你是孤獨的,沒有人在那裡,你是孤獨的。一旦你進入到那海洋當中,整個世界就變成了你的家庭,整個世界變成了你本身的顯現,所有小孩都成為你自己的孩子,你會以無分別心來對待每個人。
當你進入你的靈體之內,整個擴展便開始了。你會透過靈體的眼睛來看,在你內裡是如此寧靜祥和,充滿喜樂。你必須為那旅途作好準備。在你的入靜冥想狀態中,那旅途是孤獨的。你在冥想中獲得的越多,你想去分享給別人的就越多,那是必須的。如果這還沒在你身上發生,那麼事情還沒成就出來。你所分享的東西並不純粹,會存在一些偏見。
在孤獨的追尋中,無論你得到什麼,你想要與別人一起享受,你想給予別人。這是一個人已經真正進入冥想狀態的跡象。如果一個深入冥想的人,不能分享他所獲得的,那就是欺騙自己也欺騙別人。因為你在冥想中獲得的喜樂必須要分享,要給予,要展現出來。它應該就像從每盞照明燈發出的光一樣流經你的存有。
我們無需發誓,說這是一盞點亮的燈。同樣地一個聖人也不需要被證明他是一個聖人。把你內裡所獲得的深度完全散發開去,它就是這樣一個行為和一個反應。你變得越深入散發得就越多。一個簡單的人非常普通的一個人沒有受過教育的人,可以達到那樣。你知道我們在孟買有一名紳士叫Vardic,他是一位老人。他是如此深入,他散發著光。人們信賴他,他散發著愛,他冥想得如此深入。你不需要花太多時間在入靜冥想上,但是你所花的時間,你所獲得的,必須是外在看得見的。通過你怎樣散發,通過你怎樣給予別人,那就是你要成為的聖人們必須擁有的特質。
除非你變得深入,否則我們不能拯救別的霎哈嘉瑜伽士,我們也不能拯救那些非霎哈嘉瑜伽士。你必須升進得更高更高,以拉開整個帷幕。那些想升進得更高並向上推動整件事情的人,他們拉了一把與自己一道升進的每個人。所以要保持你們的目標明確。必須明白,作為霎哈嘉瑜伽士你的人生目標是什麼。現在你們是已轉化了的人類,你不再是那些要處理財物或擔憂財物,擔憂俗事和擔憂生計的人。你不再是為自己的健康和財物,或個人生活擔憂太多的人。你也不應太擔心你的工作。那並不重要。最後你也不會擔心你的家庭、孩子、丈夫和妻子。不會找個口袋把自己藏進去。因為你唯一可以真正藏身的是神的愛。在那裡你真正得到了在衪完全保護之下的美妙放鬆感和幸福感。
悉尼集體以前已經做得很好,現在也進展良好,但還沒有達到其應有的發展速度。所以我們必須想想傳播霎哈嘉瑜伽的新方式和新方法。但首先你們必須承擔你們應盡的責任,你們必須假設你們都是聖人,所以你們要做偉大的工作。不是自我這麼想,而是真正顯現出來。你們每個人都要下定決心,我保證它會成就出來。我的這次來訪對你們會有很大的幫助,你們會領會這種讓光到處傳播的最好方法。
願神保佑你! […]

大道至简 Mytholmroyd Community & Leisure Centre, Mytholmroyd (England)

大道至简
我想有些霎哈嘉瑜伽士 非常吃惊我接受了邀请 来到这个地方 邀请我来这里非常好 在神看来 每个地方都有它自身的吸引力 并且我知道这里一定 有很多很深入的求道者 如果我能访问这里 他们将会实在地受益 我也万分高兴来到这里 现在霎哈嘉瑜伽的问题 是可以很简单地理解的 所有重要的都是非常简单的 譬如我们呼吸是很简单的 我们不会为它阅读任何书籍 也不会为了呼吸做任何的练习 我们不需要去到任何人那儿学习 我们只是呼吸 同样地 如果我们的追寻有所意义 我们必须要找到什么 它必须是最重要的事 而不仅仅只是一种替代的生活 许多人感到 求道者不是别的 而是在寻找一个生活的替代方式 是当下与常人的制约的交替 不是这样的 现今 这个现代 是一个在印度古经典中 被描述过的特殊时期 在圣经和可兰经中也有描述 在所有的经典中都曾有过描述 在古兰经中 现代被描述为复活时期 耶稣曾多次谈到它 祂说你必须永远知道我的父亲 你的双手将会说话 祂给了许多关于你 将会取得和成为的状态的描述 就跟这一样 你曾见过 一棵树要生长 首先它可能只有一两朵花儿 但当时机来临 同样的那颗只有一两朵花儿的树 2年之后 3年之后 突然它到了一个开花的时期 然后就有了许多的花朵 跟这一样 现今的时代是所有求道者 开花结果的时代 如此多的求道者降生在这地球上 尤其是英国 威廉布莱克曾描述道 这个时刻将会来临 那就是英国将会成为耶路撒冷 耶路撒冷意味着它 将会成为朝圣之旅 人们将会在上帝的神圣土地之上 人们会来到这片神圣的土地 来参观这个地方 因此人们来到了英国 不是树会变成神圣的 也不是土地会变成神圣的 而是那里的人 他们的心必须要变得神圣 他们如何变得神圣 当一个人真正变得神圣时 什么会发生在他身上 我们谈到了圣人 我们谈到了先知 这些人与常人有什么区别 只有一个区别 区别就在于他们的注意力中 在于他们的中枢神经系统中 有了他们灵体的光芒 然而对于其他人 没有灵体的光 他们生活在无明之中 灵存在着 存在于每个人之中 它一直在那儿 永远在那儿 它一直在我们内里出现 然而问题在于 我们意识不到它 它还没有在我们的注意力之中 在我们的意识中闪耀 当加文谈到新的意识 是说我们的意识 人类的意识 变得受到了启发 成为新的意识 在那意识之中 我们的灵开始显现 现在 人们可能会说 母亲 那必定是一件困难的事 人们需要做很多的苦行 他们需要做许多的苦修 他们需要去到喜马拉雅山上 做所有的事 行倒立姿势 为何现在它就能变得如何容易了 事实上 现在这些事情都不需要了 因为时机已经成熟 当时机来临 它就会很快成就 它以集体的方式成就 我在这里和你们一起 在印度 拜访过我的人们知道 每一个我做的活动都有 成千上万的人参加 并且所有人都获得了自觉 所有人都获得自觉 意味着他们开始第一次在手上感知 无所不在的力量 第一次感知到耶稣基督描述过的 无所不在的力量 所有的经典都曾经描述过 你开始感知到圣灵的凉风 现在 有些人会说 这种感觉是由于这个 由于那个 因为我们有时候会怀疑我们自己 这些类型的不相信 但问题是你可以看到 如果很多人感知到 从倒三角骨升起的力量 倒三角骨也称为骶骨 令人吃惊的是 骶骨也有圣骨的意思 这意味希腊人知道 它是一块神圣的骨头 它是神圣的 如今这个词没有任何意义 但是当人们认识到什么是 神圣的时候 它会重新回归本意 在这个骨头里 这个倒三角骨头 我们被称为昆达里尼的力量 安定在那里 这个创造我们的 创造了整个存有的剩余力量 仍然没有显现 它仍然在沉睡中 因为它是我们的愿望 最终极的要与灵成为一体的愿望 是要感受无所不在的力量的愿望 是要成为上天的工具的欲望 除非这个力量 或者我们可以说这个愿望的力量 自身得以显现 否则我们不可能会是快乐的人 你可以尝试任何你想尝试的 在一开始你可能会说 如此多的先知到来 耶稣到来 所有的人来到只是为了让我们 为我们可以得到重生的日子 做好准备 耶稣曾清楚地说过 你们必须得到重生 谁为此而操心 有一些人证明他们自己 (得到)重生了 耶稣没有说过 要给自己颁发证书得到重生 重生意味着一个人能够感到 这无所不在的生命能量 意味着一个人能够让这无所不在的 生命能量流经他的存有 并且可以调动它 理解它 这无所不在的力量创造了 创造一切力量的力量 所有的 这个电力 所有的一切都是那力量的一部分 那是创造这整个宇宙的生命力 当你得到自觉时 这无所不在的生命能力会流动 赐予你无限的力量 但是你最大的力量就是爱的力量 上帝就是爱 祂的力量就是爱的力量 祂居于我们内在 祂非常爱我们 祂是那位想要拯救我们的人 是祂渴望去拯救祂的创造 祂不希望祂的创造 这个祂倾注了如此多的爱 如此多的关注 如此多的奉献的创造 此外 你们是祂的创造的缩影 人类是最高的创造——被毁灭掉 祂不能忍受这毁灭 在霎哈嘉瑜伽开花的今天 人们以如此多的数量得到自觉 这是祂的愿望 然而 今日最主要的问题就是 有如此多的东西在市场上 人们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首先 我们有教堂 我们有清真寺 我们有寺庙 我们有各式样的人在兜售上帝 人们谈论这上帝 或者说这就是上帝 这些宗教来到地球上 所有的先知来到地球上 是为了在我们内在建立平衡 就如我告诉你们的 是为了让我们为这顶点做好准备 但是 我发现 没有启发有什么用 无论是基督教也好 印度教也好 锡克教也罢 所有这些主义都是狂热的信条 原因在于 没有光 你看不见 比如说 我来此是要看桌子 没有光 对我而言 这儿就只有桌子 其他的都不存在 另外一个人会来然后看到一张椅子 (对他而言)只有这张椅子 没有其他的 他完全相信他所建立的迷思 因为他还没有受到启发 他也不能启发他人 因此这就成了一个迷思 他必须一直粘附于那个迷思 这种胶水般的动力在他和实相之间 创造了一个大大的障碍 实相与我们作为人类 在今日所能感受到的有很大不同 比如说 加文在六七年 或者更早前来到我这儿 在一开始我告诉他 他得到了他的自觉 他开始感受到这凉风 他说 母亲 我们怎能知道它可以通讯 我说好吧 你想发现什么 他说 他想知道关于他的父亲 我说好 你伸出双手 然后问我的父亲状况如何 他问了这个问题 马上他开始在手上这儿感到发热 这些是你父亲的能量中心 这些是你母亲的能量中心 当他在手上感到发热时 他说 母亲 这是什么 我说这意味着你的父亲 陷入了不太好的低谷 为何你不给你父亲打个电话问问 非常容易就能知道了 当他打了电话 他发现 他的妈妈告知 你的父亲状况不太好 这就是信息是如何从这无所不在的 力量中来到我们这儿的 在那之前 无论我们做什么 比如说 我们谈论资本主义 我们谈论社会主义 我得说我是最大的资本家 因为我掌控着所有的力量 我是最大的共产主义者 因为不分享我不能存活 否则我不能享受我有的所有的力量 除非并且直到我与你们所有人分享 否则我真的不能享受我自己的生活 在我内在我有许多的喜乐 除非并且直到 我与你们所有人分享它 否则我不能享受它 因此我是一个共产主义者 资本主义 共产主义 民主主义不是别的 而是实相的混合物 好比如 有时你说我是我的鼻子 我是我的眼睛 我是我的耳朵 它们都是一体的 你看不到那整合 为什么 因为你还没有得到觉醒 一旦你得到觉醒 你便知道 我是那整个身体 这整个身体有这不同的部位 但是这些部分 没有一个是真正全然的 因此所有这些东西必须 以某种方式得到整合 当你成为灵 它们便得以整合 是灵 它居于你的内在 让你成为一个集体的存有 现在 我的丈夫在海事组织工作 他发现无论他们做什么 在全球的层面 在国际的层面 都有某些(东西)存在人类之中 因为他们理性地做它 他们理解 整个世界都是一样的 你是我的兄弟 我是你的姐妹 诸如此类 然而在他们的心里面 仍然缺失了一些东西 因为心与脑之间仍然没有得到整合 我们相信如此多的事情 但是那个心和那个头脑 仍然没有整合 你如何知道 一个人相信一套 却做着另外一套 因为他们没有整合 当你的心与头脑完全得到了整合 那么你就会做任何你所相信的 并且你相信你所做的 两件事情是彼此交织的 那就是为何我们感到那些事情 是如此滑稽 他们说他们相信 这是我们所感觉到的 然后他们做所有的戏剧 然后我们发现 他们对此没有感觉 但是我却不会责备他们 因为他们尚未找到他们的灵 灵会将你完全整合 现在 你得到完全整合的时机已经到了 现在 来到事情的绝对世俗的层面 有一天 一个电台的男士来采访我 他说好吧 现在 你会告诉我说 我的身体的 情感的 精神层面的问题都会得到解决吗 这是真的 我们治愈过癌症 一个来自美国的女士 她治好了血癌 当然这是真的 它可以被治愈 在昆达里尼的帮助下 你可以治愈所有这些疾病 心脏的问题 所有这些都能被治愈 心理上来说 也有许多精神失常的人变成了圣人 许多瘾君子 以及各种事情都变得妥当 毫无疑问 都可以解决 但你首先必须要得到你的自觉 没有自觉 没有那第一步 什么都不会成就 第一步是你得到光 现在有些人会想 我们应该非常努力地去做 我们应该清洁我们自已 我们应该做这我们应该做那 然后我们应该得到自觉 但什么是重点 除非你走出你自已 否则你不能清洁你自已 你不能看到你自已 你不会明白 因为你是如此地自我认同 例如 如果你纠正某人 你有自我 他会一拳打到你鼻子上 你说那是什么意思 你说我有自我是什么意思 你才有自我呢 你说我有自我是什么意思 但是当你得到你的自觉 当昆达里尼升起 这里在这一点 在它后面在视神经交叉处 有一个非常精微的中心 被称为额轮 我们的主耶稣基督驻于这个中心 祂吸入你的自我和超我 当你的注意力在那里 你会看到你的自我像气球一样膨胀 因此你会说 噢 上帝 这是我吗 好吧 没有人会介意那 如果你告诉他们 他们的额轮有阻塞 没有人介意 因为他们不喜欢它 他们想让生命能量流入 然后会有一个带着超我的人 这个人总是被吓到 总是保持安静 变得酗酒 脱离社会 会变成这样的人 这样的人 当他看到内在的光 他会变得正常 霎哈嘉瑜伽使你完全正常 令你成为一个正常的人 但到绝对世俗的事 像这位问我的一个问题 英国失业的情况怎么办 通过霎哈嘉瑜伽给出失业问题的 解决办法是什么 我说 工作对你是很大的问题吧 不是吗 他说 怎么 我说 让我们看看如何就业 让我们实际看看 你们有过度发展的人类 你们有铁路 飞机 你们完成所有这些装备 你们得到一切 现在你们过得很舒适 坐在这里你可以移动某人的鼻子 眼睛 一切 你不必移动 你甚至坐在这里可以毁灭整个世界 你不必做任何事 你已经到了必须要休息的状态 你已拥有太多 只要假期 你们休息 这就是为什么你们失业 但在精微层面 这是上天在工作 如何 科学及所有力量已经给了我们 揭示给我们 因为我不得不完成日常工作 并节省时间 我们有问题 戴手表 我不记得祖母胳膊上戴过表 你们也不会 那个时候没有人在意时间 时间流逝 无人为此困扰 现在我们用所有时间 节约时间 节约时间 节约出来做什么 节省时间去酒吧 或者节省时间去舞厅跳舞 或者用来吵架 或者说别人的坏话 节省时间于你的静坐 节省时间于你的升进 你节省的时间已经带来了 这么多的真理的追求者 现在你有时间 这么多的空闲时间给了你 为什么会将这些空闲时间给予你 是为了升进 现在你已经被世俗的事情 物质利益及所有诸如此类的 事情所雇佣 现在你必须被上帝雇佣 你必须寻求祂的雇佣 一旦你得到你的自觉 首先我会说所有的霎哈嘉瑜伽士 必须找到一些工作 他们不应被解雇 但要使你正常 我告诉过他们 但他们现在已被雇佣 他们没有时间 他们很忙 他们给予人们自觉 他们在治愈人 他们出去 告诉人们方法 他们那么忙 他们做着上天的工作 你不再受雇于政府 也不受雇于任何私人公司 你被上天雇佣 你是自由的 生计问题得到很好的解决 得到养老金 现在你工作 我看到有人80岁90岁 还做着上天的工作 最近我从印度到美国 一位先生76岁始终从印度跟随我 他说现在我做上天的工作 所以完全不知疲惫 无所畏惧 他和妻子一起到洛杉矶 帮助我安排讲座 所以现在新的雇用必须开始 为神雇用 你会遇到霎哈嘉瑜伽士并问他们 他们是大忙人 他们没有时间 在这里的我的孙孩们 也是天生自觉的 他们是非常受到启迪的人 他们非常忙 他们没有时间作其他事 因为我们来到这里 他们非常忙 跑上跑下 并且试图洁净人们 一天我们去机场 这个女孩像这样作 速度很快 象机器运作 所以她妈妈问她你在做什么 她说我在试图洁净整个机场 并且此举成就了 因为神圣力量在手中流动 所以此举有意义并且 她成就了它 她说所有人 如此敏捷 他们跑得很快 什么也不做 他们总是很忙 一会儿这一会儿那 尝试纠正 所以要担当这个新职业 但是首先 首要的条件是成为灵 如果你不是灵 你不能 所以你要成为灵 你必须理解 如何使用神圣力量的方式 就是这样 如此简单 但是人不应该思考它 因为它超越思维 通过思维你们已经做了所有的事 但是现在 你必须要进入上帝的国度 成为上帝的子民 取得你的力量 然后你真切地感受到你的慷慨 你的宽恕的力量 让人如此满足 所有伟大的力量开始进入 一旦你成为灵 成为灵是非常重要的 现在当然 你可以说 有许多人像这样说过 如何区分一个人是真是假 首先 它是一个活生生的事件 在你的进化过程中它是一个事件 正如你已经成为了人类 你必须要成为更高的人类 你们还在过渡时期 你们不知道为什么你们在这里 你们没有意义 那就是为什么你们会有挫败感 这个必须在你们所有人中发生 现在为此 每个人都可以说 好吧 我必须去体验它 前几天 一个家伙告诉我 一位绅士来给我们体验 我说 他给了你们什么样的体验 他说 我们都变得目瞪口呆 我说 有什么要目瞪口呆的 设想你去到一个酒吧 并且喝了一大杯 你能变得目瞪口呆 体验不是这种事情 它是觉知 什么会发生觉知才是重点 你的意识是否被启发 你的觉知是否有了新的向度 在这个向度 你获得集体意识 你是否具有集体意识 问问自己这个简单的问题 非常容易找出这些人 因为他们做的一切事情 都是为了金钱 为了女人 或非常非常低等的事 我的意思是 每个人都在想做些事情 什么都不是 只是金钱 房子 这些不重要的事物 在神的国度 重要的是喜乐 平安 是爱 当我们能够达到真我 那时我们才能谈论这些 在那之前 如果我告诉你一个大故事 有什么用 它必须得发生 它必须得成就出来 成为真我是你自己的权利 你不能在市场上售卖它 因为它是活生生的过程 譬如 假设有一个种子要生长 发芽 它是一个活生生的过程 你能够付钱给种子 现在 你开始长吧 或者一朵花 将要成为果实 你能给那花儿付钱 来吧 变成果实吧 就是如此简单 所有活生生的事情都是由 这活生生的力量所成就 因这无所不在的力量的恩典 我们成为了人类 通过这个力量 你们也会变成更高的存有 Sahaja的意思是与生俱来 同时它也有简单 自然而然的意思 所有活生生的事物都是自然而然的 这就是为何你不能为之付费 你不能在市场上兜售它 它与金钱没有任何关系 上天不理解金钱 祂从没见过金钱 祂不知道你们人类创造的东西 金钱 贫困 富裕 祂与它们毫无关系 祂创造了一个美丽的世界 一个让我们可以生活的漂亮的地方 祂创造了你们去享受它 但是如果你制造了复杂的因素 并且你们变得如此复杂 最好你能够摆脱它 并成为一个简单的人 要变成一个简单的人 你也要到达那个水平 就是灵的状态 这就是霎哈嘉瑜伽的意思 就像加文告诉你们的 你们要将手朝向我 我得说 我得承认那是我的工作 我必须接受它 但这无论如何不应该 伤害你们的自我 因为有一天有人告诉我 为何是你母亲 我说 请一道来 我会很高兴 如果你能够做它 我会非常高兴 我有一个好的家庭 好的丈夫 我有孩子 有孙子 他们都是开心的人 事实上他昨天不是很舒服 所以他不想让我来这儿 我说我必须来到这个地方 很显然地我必须去 所以我就设法来到这儿了 他也认识到让人们得以转化 是多么重要 但是这是我的工作 我能怎么办 你看 如果这是我的工作 不要为此而在十字架上钉死我 我被要求来承担此工作 并且我从事这它 以我自己谦卑的方式 只是要给你一些东西 我没有什么要从你那儿索取的 我位于一个我不能 索取任何事物的位置 我只是给予你我的爱 你应该接受它 接受某人的爱会有任何伤害吗 但是一旦你得到了自觉 一旦你受到了启发 你可以启发其他的人 就好比一只点燃的蜡烛 可以点亮其他的蜡烛一样 当那人受到了启发 他也可以启发另外一个人 就是如此简单 我生来是受到启发的 并且我意识到它 然后我的父亲告诉我 非常直白地 现在找到一种方法 通过它你可以给予大众自觉 因为如果你谈论它 它会变成另外一本圣经 然后他们就会争论 你会有另外一个犹太教 他们也会斗争 它可以是另外一个伊斯兰教 然后他们也会斗争 最好的就是你给予他们自觉 因为那些生在十楼的人 他谈论着第十层楼的事情 而那些在地上的人们 首先他们会嫉妒 或者变得愤怒 或者他们会想那个人疯了 他们会做各种各样的事 将耶稣钉在十字架上 毒害 折磨圣人 以及所有诸如此类 他对此并没有说什么 首先 让他们意识到有两层或三层 让他们感到有些东西是超越的 一旦他们开始感受到 有些东西是超越的 那么他们就会在意识中达到 然后他们才会明白 他们需要成为别样的 盲目信仰是没有用的 同样的 否认上帝也是没有用的 你必须静观这一切 一旦你成为真我 你才会明白上帝 在成为真我之前 你不能明白上帝 那就是为什么佛陀从不谈论上帝 他说最好不要谈论上帝 一旦你谈论上帝 伪善再度开始 因此他说让我们谈论自觉 一旦你得到自觉 我就会谈论上帝 但你知道 他并没有活很长时间 实际上在他的一生中 他们给予许多人自觉 很幸运我在英国 一切都是安排好的 我想 我必须在这里 因为这里会成为新耶路撒冷 我和英国人作斗争 但四年里我只有六个人 你不会相信 但他们成就了 现在他们是英国霎哈嘉瑜伽的基础 英国人很聪明 他们很博学 他们不会急于下结论 他们是很明智的人 但因为过去的经历 关于宗教人士的经历 假导师的经历 其他做的事情的经历 有一种惰性安顿下来了 现在 他们真的厌烦了 然后决定 现在 我们什么也不做了 但假设你在追求 并最终找到了它 你会要求得到它吗 因为你所追求的只是它 为何不达到它并成就出来 将你自己与某些事物认同没有意义 它们可以是一些组织 一些宗教习俗 一些被误导的宗教 或一些宗教行为 最好的就是成为你自己 然后你将会惊奇你的双手会说话 你自己将会知道 谁是真的谁是假的 有一种倒退 那就是人们觉得如果你开始跳 那么你就是受到了圣灵的祝福 如果你开始谈论一些 无厘头的东西 你就是受到了圣灵的祝福 怎能是那样 我们可以一直跳 那并不难 要跳起来很难吗 每个人都可以开始跳 每个人都可以开始像那样说话 这种误解到来 我想是因为圣保罗说了些什么 他本不应该说这些的 因为他并非自觉的灵 他没有权利去说是圣灵 让他们跳跃 实际上这种跳跃是由幽灵导致的 人们可以催眠你然后让你跳 他们可以施催眠术 我们看到如此多的大众 被催眠的案例发生 变成这些人的奴隶 给他们钱 给他们劳斯莱斯 给他们所有无用之物 因此我们必须理解 这种发生是一种活生生的发生 你不能像那样 将你的昆达里尼抽出来 你不能从种子中 抽出正在发芽的秧苗 你不能把它拔出来 来吧 现在你开始生长 它必须通过自己生长 同样地 昆达里尼的觉醒也是这样的 许多人曾见过 如果你稍后来到我的活动中 你将能够看到昆达里尼的行进 你可以看到昆达里尼升起的路径 你可以在囟门感受到它 一旦囟门打开了 你可以感到有凉风 从你的脑袋中出来 你可以感到凉风的冒出 并且你开始在手上感受到凉风 现在你不能做到 没有人能做到 并且一旦你得到它 开始练习 你会很惊奇 因为假设如果我有这个力量 或者如果我有金钱 我不知道如何使用它 我不知道钱是什么 这些纸钞意味什么 它们有什么用处 同样的道理 当你得到它 你需要把它给予其他人 你需要照顾其他人 你需要传播这美好的事情 在传播的时候 你不会陷入任何麻烦 你不会遭受任何不妥 相反 你感到极大的开心 有了成就感 我们的生活有了一些意义 我们正在做的一些事情 它是如此意义重大 如此活生生 你们正在做着神的工作 愿神祝福你们所有人 它是一个如此大的主题 在这么短时间内 我无法解释它的方方面面 它是一个非常非常巨大的主题 现在我只能说 只是在英国 我已经举行了600 700场讲座 他们仍然说 母亲 请说一些未讲过的 我无法理解这些 但不论是什么 用语言描述的知识是无用的 知识应该成为你内在的 它应该作为光进入你的内在 譬如 假如你做任何工作 只是微妙的进入它 或者渗入到内在 所以最好的是成为那知识 而不是只是知道并且理解它 这个你们能做到 你们非常有能力做到 而且这也会发生在你们所有人身上 我希望尤其是在今晚它就会发生 他们说这是一个小村庄 对我来说 大小并不重要 有多少人真正的求道者 正在真诚地寻求上帝 寻找他们的真我 这对我来说才是最重要的事 即使那里只有一个这样的求道者 我也会去到那个地方 是否有个大房子 或者一个小村庄 或者一个大城市 对我来说没有任何分别 愿神祝福你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