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國聖彼得堡霎哈嘉瑜伽醫學會議 St. Petersburg (Russia)

俄國聖彼得堡霎哈嘉瑜伽醫學會議
1995年9月20日
〔是次會議由Petrovskaya俄國科學及文學研究院主辦,錫呂‧瑪塔吉女士是該研究院唯一的女性名譽會員。〕
錫呂‧瑪塔吉女士:我向所有從心中追求平安的人致敬,如果人們只是表面的追求和平,那我也沒有辦法。但我們看見這些戰爭為我們的國家及有關的國家帶來如此災難,我們便應該認真的思考一下和平。
我不反對任何宗教。所有宗教來到世上,都是同一棵靈性樹上的花朵。但人們摘下那些花朵,然後為那些死去的花朵而爭鬥,說︰「這是我的,這是我的。」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開始了一種以神的名義發動的新型戰爭。如果你相信只有一個神,怎可能去戰鬥?因此他們所有的只是一種思想上的理念,而不是在心中有真正的信心。沒有宗教教導仇恨,但現實卻往往相反。據我所知,在開始時所有宗教都是以最純潔的形式來到世上,希望為這個世界帶來愛心、平安和團結。但漸漸有些人「執掌」了這些宗教。開始時他們也是好好的,但漸漸地他們各自分開。不僅宗教之間分崩離析,甚至在每一宗教內部,也分成許多不同的派別。無論他們實際怎樣,但至少他們在人間創造了一種道德感。他們談道德,也談愛心與慈悲。他們成立了許多機構,來鼓吹這種想法,但都只是表面的。你們看那些自稱為基督徒、回教徒相印度教徒的人,他們是真的嗎?他們是真正的基督徒嗎?耶穌基督說:「你們不要有淫邪的眼睛。」你們見過基督徒沒有或從沒有淫邪的眼睛的嗎?穆罕默德說:「除非你知道自己的真我,否則你不能知道神。」真我(Self)的意思是永恆的靈(Spirit)。他們有多少人曾經嘗試追尋?所有這些回教徒,他們是否有嘗試追求靈性。他們只是在鬥爭,到處鬥爭。我很為他們難過,因為成千上萬的人、就這樣被殺掉。他們被推動去戰爭,被鼓勵去戰爭,許多都愚蠢地死去,他們被徹底的屠殺。
我問一個俄國人:「為甚麼你們有車臣的戰爭?」他說:「我們是一個民主國家,在一個民主國家裡,怎可能有一個邦是建立在宗教之上的呢?」聽起來合情合理,十分合乎邏輯。但你們知道英國也只有一個宗教嗎?那便是英國的聖公會。據說天主教的大女兒是法國,而在西班牙,除了天主教會外,別無其地。而在這裡,除了正統教會以外,就沒有其他。無論他們做了多少好事,都給他們的所作所為扯平了,因為他們都不跟從宗教所要求的那樣做。
如果你想知道那些回教徒是怎樣的,問那些猶太教教徒吧。如果你想知道那些猶太教教徒是怎樣的,問那些基督徒吧。如果你想知道那些基督徒是怎樣的,你最好到美洲去,看看他們曾經做過些甚麼。那些基督徒是公然地極之不道德的人。今天我偶然看見一段俄國的電影,比美國電影還要壞。片中有個近乎全裸的女郎,就好像美國的女孩子一樣,不知羞恥,完全沒有道德。耶穌基督有教人不道德嗎?祂有談到娼妓嗎?在西方,甚至連家庭主婦也表現得像娼妓一樣,這是我親眼看見的,她們完全不尊重自己的貞潔。現在所有那些美國的破爛貨都到了這裏來,因為他們在本土賣不出去,而你們則不假思索便買下那些破爛貨。你們被吸引到西方那種不道德的生活方式,你們如何作基督徒?
回教徒也一樣,他們宣稱回教是一個偉大的,教導道德的宗教。穆罕默德甚至有談到基督和他母親的貞潔。但如果你看那些回教徒,他們有時比基督徒更壞。有一次我從印度維也特(Riyadh)到倫敦去,途中睡著了。我醒來的時候,發現本來穿著亞拉伯服飾的男女,都換了新鮮時尚的衣服。那些無恥的女子穿著可恥的衣服,像個美國女郎,而那些男子也穿上可怕的服裝,像個小丑。他們都飲酒、抽煙,在飛機上大跳的士高舞。於是我問那位戴著面紗的空中小姐:「飛機中途有停過站嗎?」她說﹕「沒有。」於是我說﹕「他們是同一班人嗎?為甚麼會變成這樣?」他們說:「你到倫敦去看看,便曾明白。」他們飲酒,比蘇格蘭人還厲害。由於我丈夫的工作,我們經常參加派對,我丈夫從不飲酒,他們便稱他為「回教徒」,其他人則飲酒如故。
基督教失敗了、回教失敗了,這是毫無疑問的。用勉強的方法,不可能帶來道德。這是我所看見的。我碰見過一些英國人,我問他們說:「為甚麼你們經常這樣看女人?」他們說:「我們很享受。」我說:「那耶穌基督呢?」他們說:「我們甚至在教堂也這樣做。我們要將眼睛固定在某物之上嗎?」我說:「那是可以辦到的。你們都不是基督徒,不是回教徒,不是猶太教徒。你們都是些沒有希望的壞蛋。」他們說:「母親,我們應該怎麼辦?」:我問他們說:「你們是真理的追求者嗎?抑或你們只想依循你們那些舊有的固定觀念,抱著某些東西不放,然後認為我們是基督徒,我們已經得救,我們是回教徒,我們已經得救,我們是猶太教徒,我們已經得救。坦白說,你們大多數人都會落入地獄。他們說﹕「為甚麼?」我說:「因為你們都是些偽君子。現實上你們從不追隨自己的宗教,你們只是戴著一些標簽。」
我曾經看人們在基督教的教堂打架,在回教的聖殿打架,在猶太教的聖堂打架。試想從亞伯拉罕到摩西,從摩西到耶穌基督,然後到穆罕默德,這是一步一步前進的過程。甚至回教徒的戒律也不是屬於他們的,因為它不是來自可蘭經,而是來自聖經,在耶利米書,摩西頒佈給猶太人的。但猶太人說不,我們不會接受,那是太多了。然後那些基督徒說,不,我們也不能接受。但那些回教徒說可以,我們可以接受。由此可見摩西時代的猶太人是如何徹底的腐敗。但接受了這些,對任何人有幫助嗎?如果他們相信一個抽象無形的神,尤其是那些回教徒,為甚麼他們要為任何國家或土地而爭鬥?神是無所不在的。有一點很重要,在任何國家,如俄國,任何人,你要先知道自己是俄國人,如果有誰先想自己是回教徒或基督教徒,他們便會鬥爭。因為他們都運用政治的頭腦,而不是靈性上的頭腦。你們要有靈性上的頭腦,否則你要承認你不相信神。如果你相信神,便應該有靈性上的取向。我所見過的也許比你們為多。
現在爭論的雙方是西方文化和原教旨主義(fundamentalist)的文化。原教旨主義者認為應該有很嚴厲的文化。他們使用強逼的辦法。在阿爾及利亞,成千上萬的人只因穿著像個西方人而被殺。那些原教旨主義者在巴黎放置炸彈,他們參予各種暴力活動。穆罕默德有談到”rohem”,”rohamad”(愛心),但在回教徒之中卻沒有平等,他們都不善待女性。婦女往往生下八個到十個孩子,然後被丈夫拋棄,成為棄婦。在印度我們有數以千計這樣的婦女和兒童,他們成為國家中最貧窮的一群。穆罕默德說:「你們可以和四個女子結婚,好使她們不變成娼妓。那是當時的情況。但現在他們大多變成妓女,她們怎樣生活下去呢?他們要以伊斯蘭的名義捱飢受凍嗎?還要殺害他們的孩子嗎?
基督教、回教和猶太教,他們做過甚麼好事?我認識一些執掌宗教的人,他們已盡了努力做到最好,但他們必須面對事實。他們並沒有達到耶穌基督、穆罕默德或摩西所要求的。相反因為他們的盲目,他們為那些偉大的宗教的開創人帶來壞名聲,那些偉大的宗教本來是由同一棵靈性之樹而來的。
你們都知道,今時今日,美國成為領導者,因為金錢已經成為了上帝。於是美國的文化成為上帝的文化。他們正在剝削你們的國家,但你們卻不知道,你們都不明白。我在你們電視上看見那些舶來品的廣告,你們瘋了嗎?你們所有的錢都用來買那些破爛貨,那些貨物在西方任何一處或美國都是賣不出的。你們那些飽學之士都到西方去洗碗碟。完全沒有一點愛國心和犧牲精神。在我的國家,我感到自豪的說,你甚至無法買到一條入口的領帶,那是甘地先生的功勞。他說:「不要買任何外國貨,你可以買手織的布,比較粗,但不要緊。」我父母為國家犧牲一切,因為他們有愛國心。我也是個愛國的人,我希望你們也這樣做。只有通過霎哈嘉瑜伽,才有可能做到。不是靠宣稱我是回教徒,我是基督徒,不是這樣的。你們要首先說你們是俄國人。你們可以走自己喜歡的道路,但首先要知道自己希望得到甚麼。
還有一樣事物是充滿罪惡和非法的,卻被接受,那便是瑞士銀行。沒有人有甚麼批評,他們接受它的存在。我們國家四分之三的錢是鎖在裡面的,我不知道有多少俄國的黑手黨和其他國家的黑手黨在裡面活動。你們必須用合法的力量攻擊他們,因為他們是不合法的。那些錢本來是要給那些貧窮、有病和患了痲瘋病的病人的。他們把錢都存進瑞士銀行去。我在聯合國婦女大會發言時曾呼籲群起攻擊瑞士銀行,它並沒有合法權利存在。
我舉我的國家為例,印度是個潛力很大的國家,但三百年來,英國人沒有任何入境證便前來,並且定居。他們大肆掠奪,目前的情況是,如果有個印度人要到英國去,他們會仔細檢查他。他們奪去我們所有的黃金、鑽石、銀器和所有有價值的東西,就好像強盜一樣。他們自稱為基督徒,那也罷了,他們離去時還製造出回教徒和印度人(不單只是印度教徒,因為還有佛教徒、耆那教徒及其他人等之間的問題。那些回教徒說要有他們自己的土地,一如往常那樣。他們太執著於土地,回教徒都十分執著,我也不知道為甚麼。因此他們奪去了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孟加拉是全世界最貧窮的國家,甚至比烏克蘭還要壞得多。現在那些人都偷渡回印度,他們都通過某些方法回到印度。但中國卻給予巴基斯坦武器來攻打我們。巴基斯坦的情況是更壞的,因為那些離開印度到巴基斯坦的人,原以為有高官厚祿等著他們,但實際發生的是他們被視為奴隸。印度人是很聰明很狡滑的,巴基斯坦的人發現他們附近有個叫Karachi的港口非常重要。於是他們說要得到這片土地,因為他們在該處已是多數。在一次訪問中,那位帶頭的領袖說,印度的總理就好像希特勒,她每天要殺十四至十六人來減少他們的多數。因此現在是回教徒與回教徒戰爭。侯賽因和有錢的回教國家戰爭。庫爾德族人和土耳其人戰爭。這就是回教嗎?這就是他們敬奉穆罕默德的方式?那是因為他們沒有找到自己的真我,他們還沒有知道神。
霎哈嘉瑜伽是唯一可以令你得到自覺(Self-Realization),得到對真我的知識(Slf-Knowledge)的方法。我們有人來自不同宗教、不同的種族,他們許多到過不同的假導師那裡去。他們全部都說霎哈嘉瑜伽是唯一可以令他們得到平安的方法。如果你內在沒有平安,你怎能將平安給予別人?有些得過和平獎的人脾氣很大,十分可怕。他們從來不笑,就好像後面有支鎗指著他們那樣。他們也很緊張,這樣他們如何將平安給予別人呢?因此第一樣要做到的是,必須在內在建立平安。我過去二十五年便是做這樣的工作。你不僅得到平安,還可以得到天國的戶籍。我上次來俄國時正值政變,但我看見那些霎哈嘉瑜伽的修習者卻絕對的平安。我問其中一個說﹕「你不擔心周圍所發生的事嗎?他們說:「母親,我們已在天國之中,為甚麼還要擔心呢?世上的政府常有改換,但我們已經進入了永恆的生命。」你可以從他們的臉上看出,他們沒有半點虛偽。
唯有霎哈嘉瑜伽可以給你絕對的知識,而不是相對的知識。相對的知識就好像說:我是個基督徒,因此我高於回教徒,或者說我是個回教徒,因此我高於基督徒。你們看見嗎?這是互相競爭的。那是一些僵化的觀念,因為你生長在回教家庭,又或者你生長在基督教家庭,這些都是僵化的觀念。希特勒便是這方面的表表者。他說他們是一個優秀的種族,真的是一個優秀的種族嗎?他們用毒氣殺害兒童,而且樂此不疲,他們怎可能是個優秀的種族呢?我們認為比較優秀的是充滿慈悲與愛心的聖人。由於我們有頑固的思想在腦袋中,因此我們沒有自由,沒有勇氣去超越那些桎梏我們的思想。同時人類的能量是有限的,思想的能量也是有限的。
如果我說有一個無所不能的能量,為甚麼我們不嘗試得到它?為甚麼我們老是認為自己是基督徒、回教徒或其他甚麼的,為甚麼我們不追求穆罕默德、耶穌和摩西所描述過的力量?有甚麼傷害呢?如果你能得到甚麼,為甚麼不去得到?而且那是免費的,你毋須付錢。事實上我不需要你們任何東西,我自己已很滿足,我也不需要霎哈嘉瑜伽。但我為甚麼要東奔西跑呢?那是因為在我之中的那種愛、那種慈悲,使我做這一切事情。因為眾人是盲目的,他們不能看見。我不需要有更多的基督教堂,更多的回教寺,更多的猶太教聖殿。我們不需要這類的建築物。但在人心處是他們永恆的靈。在心中我們要創造平安。神創造了整個靈量的系統,不是我。為甚麼神要創造這個系統?是為了最後的突破。靈量是你們每個人的母親,她要發動起來,她就在那裡。這靈量是你們自己的力量。靈量是你們自己的母親。你們有權利去獲得自覺。你們有完全的權利與上天的力量合一,使這個力量流通於你。我們都有這個機制,假如神將我們造成一些工具,但我們卻不願連接至總機去,那你們會變成甚麼呢?你們還有甚麼去認同呢?我們為甚麼要生在世上呢?
現在談到科學,科學有它的限制。無論他們發現甚麼都是科學的範圍,但他們能說明為甚麼人要生在世上嗎?他們能說明進化為甚麼會發生嗎?他們能說明人類的目的嗎?許多問題他們都不能回答。例如你問那些醫生,誰使我們的心臟跳動?他們會說是自動神經系統。但這自動者是誰呢?他們就沒有答案。我們身體內有acetylcholine和腎上腺。這兩種化學物,一增加,一放緩,一增加,一減少。但在身體內,則顯得隨意,沒有人知道為甚麼。那些化學物增加、收緊、放鬆,為甚麼?他們能夠解釋嗎?我們知道身體會排斥外來的東西,但當胚胎形成時,卻不會被排斥。身體會保留它、養育它,直到適當的時間才把它分娩出來。誰去作出這種分辨呢?那些醫生能回答這些問題嗎?我們不能說明生命的目的。現在這些科學每天都有新的假設、新的發現。科學家之間競爭得很劇烈。他們互相競爭,但結果造出甚麼來呢?是原子彈、氫氣彈。因為科學是不談道德的。科學家都沒有道德。他們可以成為間諜,他們可以殺人。他們是科學家,但也可以是醉酒漢,可以是犯了奸淫的人,就好像那些教士一樣,毫無分別。他們受到高度尊祟,但卻出了甚麼問題?他們得過許多獎狀,但你卻發現他們在道德上很低。這是因為他們不尊重自己。他們不尊重自己是因為他們不知道自己是甚麼。他們不知道自己的偉大。這是所有人類的問題,他們不知道自己是誰。我們不是這個身體、這個思維,我們不是這個頭腦和情緒。我們不是這個自我、宗教的制約或其他甚麼,我們都是純潔的靈。
我現在要告訴你們,成為純潔的靈之後會怎樣。我想沒有人會反對,因為這是為了你們的好處,為了你們家庭的好處,為了你們國家的好處,也是為了全世界的好處。因此請仔細的聽我說。我們內在都有這個靈性的力量(Kundalini)。這是印度很古老的科學。在古蘭經稱為阿薩斯(Asas)。聖經說:「我將如火舌般在你面前顯現。」真實是你們必須自己經驗的,你們不必對我有盲目的信心。盲目的信仰已引起夠多的問題。你們要去經驗它,經驗這個靈量昇起並穿透你們的頭蓋骨。於是你們便連接到無所不在的,上天浩愛的力量去。這不是演講,不是傳道,這是真正實現你的洗禮。
如果你是聰明的,你會明白我們不是生活在一個很和平的世界。得到自覺後,第一樣發生在你身上的是你進入無思無慮的覺醒狀態。當我們思考時,我們不是想著將來,便是過去,無法處於現在。現在才是真實。過去已經完結,將來並不存在。可是我們卻不能處於現在,這是個事實。一個思潮昇起,然後降下,另一個思潮昇起,然後降下,而我們則處於過去和現在這些思潮起伏中間。但當靈量昇起以後,她拉開了這些思想,在中間創造了一個空隙,那便是當下此刻,在當下此刻,你沒有了那種反射的思維,你得到徹底的平安。你是有知覺的,絕對有知覺,但你沒有思想。心理學家容格也談過一點點,我不能稱他是個全面的霎哈嘉瑜伽修習者,但他確曾反對那個可怕的佛洛依德。得到自覺以後,你變得絕對的平安。當你連接上這個無所不在的力量,它是完全平安的,完全沒有衝突,喜樂便開始流進你的心,而你向周圍散播平安。你使他人獲得平安,你會拋棄那些不是真實的觀念。你知道了一件事:神是平安的泉源。這樣你才能散播平安。在霎哈嘉瑜伽,你會在成千上萬坐在一起的人中間找到這種平安。他們可以屬於任何國家,可以屬於任何種族,但當他們在一起時,就好像一個海洋一樣。這不是憑空想像,因為你們變成是整體的一個部分,滴水變成了汪洋。他們互相欣賞,他們從不爭鬥,因為他們都是純潔的靈。
另一樣發生在你身上的好事,是你的注意力變得受到啟發。你們可能全都比我年輕,今年我七十三,快七十四歲了。大多數到了這個年紀的人都會變得精神疲弱,因為他們的注意力變得如此。要改變他們也很困難。但你們的注意力會受到啟發。通過受啟發的注意力,首先你會看見萬物的一體。而且你的注意力會受到愛和慈悲的啟發,你會看見他人的好處,而且樂意幫助那些需要你幫助的人。我必須告訴你們我初來俄國的經驗,我不懂得俄國任何一種語言,誰來幫助我呢?是德國人,是二十五個德國人,那些德國的霎哈嘉瑜伽修習者初次來幫助我時,眼淚從他們的眼睛流出來。我說:「你們怎樣來到這裡?」他們說﹕「母親,德國人曾殺過那麼多俄國人,殺了那麼多人,我們不是有責任來到這裡嗎?」你們看這種愛心,只有你成為純潔的靈才有可能。這不是一場演講,或是傳道。
第二樣發生在你注意力之上的是,你的注意力給你正確的途徑。一夜之間,許多人拋棄了毒品、酒精和各種毀滅性的事物。通過霎哈嘉瑜伽,你能享受一切而不會自我毀滅。你享受自然界的一切,你享受所有人。你享受所有內在的宗教,我再次強調,是內在的,而不是表面的。所有這些你都可以得到,是屬於你自己的,你應該要去得到。
這個注意力是很有力量的。昨天他們對我說:「母親,列寧格勒將會很冷很冷。」我告訴那些霎哈嘉瑜伽修習者說﹕「儘管運用你們的注意力,太陽會為你們服務。」結果昨天陽光普照。你們可以命令大自然這樣做,整個自然界都在你們蓮足之下,因為你們已經與上天的力量合一。這個上天的力量創造了季節,創造了一切。這個力量創造了你,這個力量創造了你們全體。有甚麼對你好的,這個力量都會為你去做,不會做對你不好的事。當然,如果你想某人應該死掉,這個力量不會幫你,但在得到自覺,成為純潔的靈以後,你也不會想那些壞事情。
另一樣十分重要發生在你們身上的是,無論你將注意力放在甚麼人身上,你甚至可以給他們自覺。就好像一枝點亮了的蠟燭,可以點亮其他許多成千上萬的蠟燭一樣。我還沒有到過非洲,但在南非喀墨隆及其他許多地方,已經有許多霎哈嘉瑜伽修習者。我還沒有到過西伯利亞,但那裡已經有許多霎哈嘉瑜伽修習者。
現在霎哈嘉瑜伽正在傳播,那些反對它的人很快會離開。人們會知道他們是偽君子,我們不必擔心,他們會自動地暴露出來。我們不要對任何人有偏見,我們不要咒詛任何人。我們不要殺害任何人,霎哈嘉修習者不要殺害任何人。在巴西那裡的人告訴我,霎哈嘉瑜伽練習者都極之誠實。
跟著你會開始將自覺給予別人…另一階段是無疑惑的知覺狀態。你對霎哈嘉瑜伽沒有懷疑,對我沒有懷疑,對霎哈嘉瑜伽的運作沒有懷疑,對自己沒有懷疑。你們都要達到那個階段。你們國家有許多已經達到那個階段。在西方人或者白皮膚的人當中,俄國人對靈性是最敏感的。他們不像那些美國人,我發現那些美國人都是十分愚蠢的。我的意思是你們不可能明白他們,他們真的十分愚蠢。
我給你們舉個例子,有個容格學會的主席,他至少大我二十年。那時我差不多六十歲。我告訴他們容格犯了甚麼錯誤,他們都認為很對。這位主席來見我,拿著手杖不斷抖顫。他說﹕「我有個私人的問題。」我說:「有甚麼問題?」他說:「我是個天主教徒,有一個情婦。由於我是天主教徒,我不能跟她結婚,也不能離婚。」他說:「天主教徒不能有情婦,也不能離婚。」他也沒有將事情告訴現在已經死去的太太。現在他很希望跟那位情婦結婚。我問他:「那你的情婦多大哪?」他說﹕「只有三十五歲。」我十分震驚,她的年紀當得他的孫女。我說:「那你想我怎樣幫你忙呢?」他說﹕「你最好能在她心中放入一種感覺,讓她認為應該要嫁給我,這個年紀八十,混身抖顫的老先生竟然向我要求這樣的祝福。我對他說﹕「先生,對不起,我不能為你這樣做。」他是國際容格學曾的主席,卻要求這樣愚蠢的事情。因此有甚麼老人要見我,我都說不,對不起。年青人比較好些,因為那些老人家腦袋裡還有許多愚蠢的念頭,他們想我幫他們做那些愚蠢的事。我告訴你們,如果他們到耶穌基督那裡去,耶穌基督肯定曾狠狠教訓他們,如果他們到穆罕默德那裡去,穆罕默德也會教訓他們。這些愚蠢的人想要統冶全世界,如何可能呢?
你們俄羅斯人都是有智慧的人。你們有偉大的傳統。印度一直以來沒有侵略過其他國家。成吉思汗來到侵略我們,我們飽受侵略。但在靈性上印度人所知很多,他們知道靈量(kundalini)。他們沒有追求物質,他們希望得到解脫(Moksha),得到自覺。當然我們也有一些壞分子,但人人都清楚他們是甚麼。我十分尊重俄羅斯人,並愛他們。因為他們從來沒有聽過靈量,他們如何能這樣即時接受呢?在他們裡面所追求的是甚麼?對這微妙的東西懷有甚麼愛和暸解?世上很少人像你們這樣。
現在是最後的審判,那些人要錯失的,始終也會錯失。耶穌基督曾說:「你們呼我基督,基督,但我不會承認你們。」要明白你們要成為永恆的靈,正如基督所說:「你們要得到重生。」你們才能對我有信心,或沒有信心。這並不要緊。首先你們要對自己的真我有信心,當你在靈性上昇進以後,便會更好。我不會告訴你們我是誰。我絕不會告訴你們我是誰。耶穌基督是神的兒子,你們可能會否認,但他確實是。但當耶穌基督這樣說時,那些愚蠢的人便把他釘上十字架,因此我不會告訴你們我是誰,當然我不是個普通人。無論我是甚麼,我就是我,對我毫無分別。但我不會告訴你們。你們先要在靈性上昇進,才能知道,才能明白。為甚麼?因為你們要為他人的好處著想:由於你們的無知,你們可能會妨礙其他人的進步。這是一項多大的責任,你們要肩負多麼美麗的責任。
最後你們進入上帝的國,沉浸在喜樂的海洋之中。喜樂並沒有二重性,像快樂或不快樂,喜樂是一元的。你拋棄了你的慾念與貪婪,變得無所執著,並且開始看見自己的真我。你們不必成為苦行僧;你們不必到喜瑪拉雅山去,你們不必禁食。這是內在的,在外面沒有甚麼需要改變。我知道很快會有一個全球性的改變。甚至你們的遺傳基因庫也開始改變了。各式各樣的人都來到霎哈嘉瑜伽,得到改變。有許多人的病都被治好了,連那些不治之症,不用付錢也被治好了,而且是通過他們自己的力量,一切都是很容易的,自然而然的。甚至給那些動物也可以,如果你將能量給予那些植物,它們會長得好十倍。因此在這最後審判的日子,一種新的人類會被創造。這是屬於你自己的,這是你自己的力量。你不僅知道知己的光榮,你自己的偉大。你變得絕對自由,因為你得到那最高的智慧。在靈性之光下,你知道甚麼是對你好,你知道絕對的知識。
在這次短短的演講,有許多事情不能告訴你們。有一件事我想請求那些執掌宗教的人,他們已將人類帶到一定的高度,他們已通過不同的階段,但這是為了甚麼呢?為甚麼要有宗教呢?那是為了人類的昇進,他們必須向上昇進,要有宗教來建立那種平衡。就好像飛機要進入不同的工場修理,才得到平衡,然後才能起飛。如果只是平衡卻不起飛,那有甚麼用?因此你們都要起飛。純潔的靈是自由的,你不必說不要這樣,不要那樣。你們都要起飛,享受完全的自由。在這次短短的演講,無論我說甚麼都是從心而發的。所有人都認為霎哈嘉瑜伽在這個國家的發展是個奇蹟。霎哈嘉瑜伽解決了他們各種各樣的問題,甚至是物質的問題。
願神祝福你們。
What about asking the questions?
[speaks aside]
I’m also a communist.
[Question: “Are you the Holy Spirit?”]
Write it down and give it Me please.
[.Are you Holy Spirit…?]
Now, I’ve already told you that I’m not going to say anything about it. […]

聯合國第四屆世界婦女大會  區際圓桌會議 Asian Games Village, Beijing (China)

聯合國第四屆世界婦女大會  區際圓桌會議
北京亞運村商品交易樓會議廰  1995年9月13日
 
 
全世界的弟兄姊妹:我感到十分榮幸,能在此著名的會議上談論世界性的婦女問題。首先我衷心感謝主辦國,中華人民共和國和該國的人民。我曾有幸探訪中國兩次,我十分欣賞這個偉大國家的智慧和文化。
 
我們開始十分關注婦女的問題,這真是世界歷史上最光榮的時刻,完全在我想像之外。整體而言,婦女在許多個世代裡受了不少苦,這是因為我們還未醒覺她們的重要性,她們在社會上的應有角色。社會,作為自身的產物,企圖控制及貶低婦女。在東方,我們可以說,由於受宗教的教條主義的影響,婦女承受極大壓力,她們的道德是基於恐懼,而非出於自由。在西方,她們爭取自由,卻得到錯誤的自由。西方婦女有自由去拋棄一切社會及道德價值。故此我們可以說,大部分東方的婦女都十分膽怯,她們受壓制,不懂得表達自己。而在西方,我們發現大部分婦女都淪為性慾的象徵。她們熱衷於暴露自己的身體,渴望出現在時裝廣告中,受別人低俗的愛慕。大部分婦女都接受這些,否則她們就不能在這紛亂的西方世界中生存。大部分東方婦女認為是十分恥辱及下流的事,在西方卻被視為無上光榮。我深深看見這世界的情況,我感到,除非你們出現新的文化,令東方和西方的婦女提昇,找回自身的尊嚴,並能以創造社會高尚道德標準的方式來表達自己,否則,無論是東方或是西方的婦女,都不能提昇女性所獨有的氣質及才幹。這個特質是:若婦女本身受到尊重,明白她們的才幹,及如何透過教育去加強自己的能力,她們便會得到安全感,繼而把安全感帶給社會。
 
所有談論宗教的教條主義者,只要求婦女有絕對的道德,而男士卻可以不受限制,我想這樣我們要教育男士多於婦女了。我必須承認,要為落後國家的婦女籌集金錢,幫助她們脫離貧苦,這並不困難。但不幸的是,就我所知,我們籌集的金錢,不會送到貧窮的婦女手中,只會落入那些貪污的部長、官僚及管理人員的口袋裡,最終到達瑞士銀行。我不是要去批評聯合國組織,因為我知道他們的目標誠實,但他們一定要醒察在桌底下所發生的事情。我們在印度有兩個很大的州,叫做Uttar Pradesh和 比哈爾邦﹝Bihar﹞,都有接受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及國際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的幫助。聯合國兒童基金會開設一個計劃,稱為Angan,即庭院的意思,在那裡兒童可以接受教育,被培養成才。這個計劃沒有為孩子帶來甚麼效用,但所有的金錢只落入負責這個計劃的貪官口袋裡去,應該給孩子的金錢,孩子們連百分之二也得不到。國際衛生組織也是這樣。這個組織向印度贈送藥物及儀器。這些藥物在市場上銷售,完全被那些得到手的人牟取暴利。國際衛生組織的儀器亦是如此。那些貧窮的人始終得不到甚麼好處,他們依然是終日無助。所有這些骯髒錢,都會到達清白的瑞士銀行裡。世界銀行給落後國家的大部分貸款都被吸進貪官污吏在瑞士銀行的私人戶口裡。故此所有這些落後國家都欠下世界銀行巨額債項,但仍然是不名一文。這些錢都到瑞士銀行裡去了。因此我懇請聯合國與瑞士銀行交涉,要求把所有貪官污吏吸去的錢交還聯合國,好使聯合國能使用這些錢去教育婦女及作其他用途,以及分配給那些受到有效監察的人。要有一群十分好的人,尤其是那些婦女,她們參與、誠實、有愛心,好好利用這些錢,幫助婦女達到社會平等。婦女最大的工作就是創造一個美好的社會。
 

4

不道德及貪污是兩個可怕的怪物,正在吞噬我們的社會,我要責備那些不道德及貪污的人的母親,因為她們沒有在子女年幼時,履行母親的責任。母親那種充滿愛的提攜訓練,是最先及最有效的,能塑造孩子成為美麗的公民。若那些母親沒有嘗試以關懷及愛去引導,或家中的妻子及女兒墮落在懼怕男士或腐敗的文化裡,她們就沒法履行作為整個家庭所需成員的責任,去強化男性的道德品格。我們可以看看,在東、西方文化裡,孩子如何被對待。我們看到在東方,若孩子沒有受到教條文化的影響,他們會聽從母親。但實際上這文化把婦女貶低為次等人,只適合被男性及孩子宰制。在西方同樣的事情發生,孩子不尊重他們的母親,更不會聽從她們。我感受到這是由於一般而言,西方婦女照顧自己的身體,自己的外貌所花的時間,比照顧及愛自己的子女更多。母親和孩子之間的聯繫減弱,甚至割裂。正因為如此,很多孩子成為頑童,或窮苦無依。幸而在東方,還有許多家庭,在西方還有一些家庭,去抗衡現今這腐化趨勢,悉心照顧他們的孩子,好好地培育他們成人。
 
但我仍然要說,在東方的兒童,沒有像在西方的那樣受摧毀。原因是在東方,還有很多人沒有接受教條文化,也不接受西方文化,他們有很好的社會,去塑造兒童成為十分完善的人,雖然他們為數不多。但無論他們繼承何種文化,從遠古來的,從傳統來的,都在他們裡面根深蒂固,對他們來說,道德價值觀是最高的,高於金錢和權力。
 
現今的西方充滿問題。雖然他們富有,但他們在內在外都沒有平安。那真理是:婦女在每個文化及國家中是潛在的力量。很明顯,婦女是整體人類的創造者,保存者。這是全能的神給予婦女的角色。種子自身不能創造些甚麼,是母親大地賜予花朵、果實及其他施予。同樣,是婦女生育嬰孩,養育孩子,培育他們長大成為明日的公民。因此婦女應與母親大地看齊,是整個人類的中心希望。不幸,男性用力氣獲得宰制婦女的地位。他們不明白婦女在人類奮鬥歷程中與男性的關係是平等的,以及互相輔助的,而並非相同的夥伴。一個社會若明白這個基本的真理,但仍然不肯給予婦女應有的地位,就是一個不文明的社會。在我的國家,有句梵文的話這樣說:"yatra narya pujyante tatra ramante devata",意思是:「那裡若有可尊崇的婦女被尊崇,那裡就有福祉之神同在。」
 
故此,我們要在此刻明白,創造主給我們這偉大力量的價值。但我們有甚麼發現呢?無論在東方或是西方,婦女沒有顯示出她們那偉大之處。在此,我不是說婦女在人類社會中的角色只是作為母親,生產及養育兒童,或作為妻子,或作為姊妹。婦女有權利在生活上各方面作平等的參與,無論在社會、文化、教育、政治、經濟、行政,以及其他方面。為了準備承擔這遍在的角色,婦女應在各種知識領域內接受教育。若她們身為人母,她們便要對自己的子女及整個社會肩負重大的責任。男性對國家的政治及經濟要負起責任,婦女要對社會負起責任。婦女可以扶持男性,甚至可以在各方面擔當領導的地位。但十分重要的是,婦女不可忘記她要顯示出深厚母性的愛與關懷,若她們把自己當作男性,野心勃勃,這樣整個社會便不能維持平衡。
 
必須承認,我們要求婦女權利的同時,也要強調婦女在人類社會中的基本責任,西方的婦女,或接受過西方教育的婦女,她們在政治、經濟或行政的角色底下卻走向另一極端。她們要與男性競爭,她們變得太過自以為是,自我中心及野心勃勃。她們失去了那保持平衡的溫柔,令人喜悅的性質。相反,她們變成好宰制、追求享樂的個體。她們更關心自己的外形是否吸引,而並非著重於自己的個性是否令人喜悅、甜蜜及有尊嚴。她們比男性更快接受卑劣的自我。所有這些,都令社會混亂,孩子長大成頑童、盜賊,甚至殺人犯。這些都可在每天的報章中看見。我們要在兩個極端之間取得平衡。我們所需要的婦女,是作為男性的平等夥伴,而非和男性相同的夥伴。她們要微妙地瞭解男性的特質,懂得如何令男性作內在的平衡,達至中庸。我們需要達至平衡的婦女,這樣整體人類才能達至平衡,在內有平安。你們可能說這想法高尚,但如何達至這平衡的狀態呢?我們如何遏止這病態、腐化、不道德和不成熟的浪潮呢?我們如何結束現在的紛爭及迷惑?我們如何把平安帶入每個人的心靈?
 
請讓我謙虛的說:這些問題都有一個答案。這是一個新的方法。我無論向你們說甚麼,都不是要你們視作理所當然的。你們應該有像科學家那樣開放的心靈,將我向你們所說的看成是一個假設,若這個假設得到證實,那麼作為誠實的人,你便要接受這是絕對真理。因為這是為了你的好處,為了你家人的好處,為了你國家的好處,也是為了整個世界的好處。
 
我現在告訴你們,人類進化的最後一個突破。這個是在我們知覺狀態下人類進化的突破,必須要在這現代發生,並且已有許多先知預言過。這個世代被稱為「墮落的世代」,這是大聖蟻蛭仙人(Vyasa)所稱的,他曾寫下《薄伽梵歌》。我們現在各處都可看見人類的墮落。
 

9

現在且讓我告訴你們,人類內在的隱秘知識,這知識在印度數千年前已為人所知。為了我們的進化及靈性昇進,在我們脊骨底部有一塊三角形的骨頭,內裡隱藏了力量。這力量被稱為靈量(Kundalini),雖然有關這力量的知識在印度數千年前已存在,但是傳統以來,提昇靈量,得到覺醒,只是個人的事情。一個師傅只可令一個門徒得到覺醒。當靈量提昇起來以後,你們便可達到覺醒,達到真我。此外,當這個力量被喚醒,便會上昇,穿越我們體內六個微妙的能量中心,便會養育及整合這些中心。最後這個力量會穿越頭蓋骨,我們稱為腦囟或梵穴的地方,把你和上天無所不在的浩愛力量連接起來。在《聖經》中,此被稱為「聖靈的涼風」,在《古蘭經》被稱為「魯哈」(Ruh),在印度的經典中被稱為"Paramchaitanya",即無所不在的生命能量。帕坦迦利(Patanjali)稱之為「改變季節的力量」。無論是甚麼名稱,這力量是無所不在的,這力量造就進化過程中,一切關乎生命的微妙工作。這個無所不在的力量在人類未覺醒前不能被覺察到。但在覺醒後,你便可以在指尖上,手掌心或頭頂上感應到。
 
而且,這個過程是要自然發生的,即"Sahaja"(霎哈嘉)。"Saha"(霎哈)的意思是「同在」,"ja"(嘉)的意思是「出生」。意思是說,每個人有與生俱來的權利,與無所不在的上天浩愛的力量聯合。我們思維的能量是有限的,我們有限的思維呈直線運動,不對應真實,達到一處便停止下來,然後像回力鏢般飛回。所有這些思維、直線的運動都會飛回來,成為我們自身的懲罰。因此,現在我們需要更多的能量,更高的能量,更深的能量,為此事情便要發生。
 
我必須說,在西方,我遇見很多真理的追求者,他們厭倦了西方那種人工化的生活。有時他們不知道要追求甚麼,而犯了很多錯。他們到假導師那裡去,被騙大量金錢,甚至破產,或身心變成殘缺。有一件事情你們必須知道,自我覺醒是進化過程中一個活生生的過程,不能用錢來買。就像把種子放在母親大地裡,種子便會發芽,因為母親大地有力量令種子發芽,而種子在內在也潛藏那發芽成長的特質。同樣,在我們的三角骨,即希臘人稱為聖骨的那塊骨頭裡面,潛藏發芽的力量,這是一個捲曲成三圈半的能量。希臘人知道這塊骨頭是神聖的,故稱之為聖骨(Sacrum骶骨)。事實上,在有些人身上,你可以看到三角骨在跳動,靈量慢慢昇起。若沒有甚麼障礙,若那個人處於平衡,靈量便會從聖骨昇起,就像飛機起飛,穿過頭蓋骨的位置,與整體力量合一。靈量是每個人內在靈性的母親,她清楚知道及記錄了她的孩子過去所有的渴望。靈量十分希望能給她的孩子得到重生。當靈量提昇時,她便會去養育之上的六個能量中心。
 
如果一個人沒有接上那無所不在的力量,他便像一個沒有接上主機的儀器,他們沒有了認同,沒有了意義,沒有了目標。但一旦他接上了以後,所有這個工具的內在系統,都會工作起來,顯現出來。
 
當靈量昇起以後,便將你連接到那無所不在的力量,那是個生命的力量,它是知識的海洋,同時是喜樂的海洋。靈量提昇以後,你會經歷許多機緣巧合的事情,好像是奇蹟一樣,使你充滿喜樂。更重要的是,靈量是寬恕的海洋。因此,無論你過去犯了些甚麼錯誤,都會被寬恕,而且你會得到你的自覺,得到你的祝福。
 
靈量提昇,實現自覺有很多好處。首先,那個人能經常與上天連接上。事實上,他變成是上天無所不在的力量的一個部分。他會用這種新的知覺去尋找真理。由於真理只有一個,因此所有得到自覺的人都會看見同一的真理,於是便避免了許多紛爭。如果沒有得到自覺,那些純粹是思維的活動會帶來許多互相衝突的觀念,以至於戰爭。但所有這些,在得到自覺以後,都可以避免。
 
現在,我們且看一個得到自覺的人會有甚麼發生在他身上。首先,你會在指尖上感應到聖靈的涼風,而每隻指頭都是代表一個能量中心的。這樣你便能在指掌上知道真理。你便超越了種族、宗教和其他觀念的限制,你能超越思維,能感應到真理,明白真理。第二樣發生在你身上的是,你進入無思慮的知覺狀態。思維令我們不是生活在將來,便是過去。思維從將來或過去兩個時域來回,使我們不能活於現在此刻。思潮一起一伏,而我們就身處這些思潮起伏之間。但當靈量昇起時,我們的思想便會延長,而中間出現一個空隙,那便是現在此刻,亦即是真實(實相)。因為過去已經完結,而將來是不存在的。在當下此刻,你沒有思想。你進入一個新的境界,那是容格(Jung)很清楚描述過的,叫無思慮的入靜狀態。在這個時候,無論發生甚麼,都會好好印在你的記憶之中,你能享受現在每一刻。當你進入無思慮的入靜後,你自己便完全在平安之中。一個得到平安的人能夠發放平安,在他周圍創造平安的氛圍。這種平安是很重要的。除非我們得到這種平安,否則我們無法明白我們的思想,無論這思想是普遍或有限的。你能夠在指尖上感應你的七個能量中心,同時你亦能夠感應他人的能量中心,因為你已經發展出一個新向度的意識,叫做集體意識。當你有了這種新的意識以後,你便開始感應到他人的能量中心。我要告訴你們,這些中心是負責我們身體上、情緒上和靈性上的福祉。如果這些能量中心受損,或受到破壞,我們便會患上各類的疾病。靈量昇起來以後,那些能量中心便得到滋養,你便有重大的發展,你能夠感應那內在的平衡,你便能享受良好的健康。靈量的提昇能夠治療許多疾病,包括那些不治之症。靈量昇起,得到自覺以後,甚至遺傳基因的結構也會改變。故此,就算那個人的遺傳基因是有犯罪傾向的,也會改變過來,變成好人。
 
我們的注意力也會變得非常純真。在靈性之光中,我們能比我們在盲目時看得更清楚。例如,有個瞎子摸象,然後第二,第三個瞎子也摸那頭象,由於摸著的部位不同,他們對大象到底是怎樣的,都有不同的觀點。但如果他們的眼睛張開了,那時他們便會看見同樣的東西,看見同樣的真實。那時便沒有爭論,沒有糾紛。
 
一個得到自覺的人,可以在指尖上感知絕對的真理。假如有個人是不信神的,一個得到自覺的人可以向那不信神的人提議,問這樣一個問題:「到底有神沒有?」你會發現,問問題的人會感到一陣涼風。他也許不信有神,但神確實存在。很不幸,許多相信神的人行為荒謬、虛偽、兇殘、古怪,極之不道德,以致人們對神失去信心。儘管那些宣稱代表神的人走向錯誤,神本身是存在的,同時祂的能力也是存在的,這個能力我們稱之為無所不在的上天浩愛力量。這是愛與慈悲的力量,不是侵略與毀滅的力量。當這種愛與慈悲的力量降臨在一個瑜伽士或一個得到自覺的人身上,就能改變那個人,令他變得好像個天使那樣。那樣的人可以醫治自己和醫治他人,甚至精神病也能夠治好。不單如此,那些追求真理,卻到了假導師那裡的人,在得到自覺以後,都能在靈性上安頓下來,並且離開那些假導師。
 
在另一階段,你進入無思慮的入靜,你的靈穩定下來,你亦毫無懷疑你己經得到了自覺,同時知道你獲得所有的力量,並能利用這些力量。你變得非常有力量,因為你可以提昇別人的靈量。你變得很有活力,不容易覺得疲倦。舉個例說,我今年七十三歲了,但每三天便遠行一次,而我還是好好的。那個能量流通於你,給你注入生命力。你變得很有活力,同時很有愛心,你變得仁慈溫婉。你感到自己受保護,你變得很有自信,但卻不會自我中心,你整個性格都會改變。這個整體性的改變發生得很快,連我也覺得驚奇。
 
其實,這個知識許久以前已經存在,如果我有甚麼貢獻的話,便是我們現在能夠做到大規模的自覺。成千上萬的人可以得到自覺,這是個時代的恩賜,因為早已預言過,會有這樣一個全球性的轉變出現。現在已有六十五個國家,千千萬萬的人,通過霎哈嘉瑜伽得到他們的自覺。
 
靈量的力量是純潔願望的力量,那個純潔願望是希望找到真我。如果那個人自己不希望得到,我們是不能勉強他的,因為上天尊重每一個人的自由。如果他希望上天堂,他便能夠上天堂;如果他希望下地獄,就會落入地獄。如果一個人是誠懇的,具有希望得到自覺的純潔欲望,他就很容易得到自覺。但如果他們執著於自己頑固的觀念,靈量便不會昇起。靈量不會為那些愚蠢的人,或不成熟的人昇起的。靈量只會為那些有智慧的人,那些比較接近中庸的人工作,而且昇起得很快。我很驚奇,靈量甚至作用於那些吸毒的癮君子,那些酗酒的人,那些過去非常不道德的人身上。因為他們都有一種強烈的純潔願望,希望能改進自己,得到自覺。有許多這樣的人實現了他們的自覺。一夜之間,他們放棄了吸毒的習慣,或放棄了飲酒。你會變得很有力量,同時明白,你們現在是非常榮耀的,你會開始表現出你的尊貴,行事變得明智。這樣一種新的文化便會誕生,這種新文化帶你進入一種新的生活,使你內在地,我強調是內在地變成義人,沒有人要告訴你:「不要這樣做」,「不要那樣做」。這都是因為你的注意力已受到了啟發,這種受啟發的注意力是很有力量的。無論你把注意力放在甚麼地方,都能發生作用,創造和平,創造和諧,以及創造一個新的、集體意識的向度。
 
因此你們不要再埋怨說是基因使你們犯錯誤,因為基因是能夠改變的,任何人都可以上昇至義人的水平,成為天使般的人格。靈量昇起以後,那個人的自我和思想積集便會銷溶,他變得像小鳥般自由。絕對自由是要在真實之中實現的,他的性格會整個地改變,變得對自己充滿信心。他變成是整齣人生戲劇的靜觀者。當你在大海之中,你會害怕被淹死,但如果你在船上,你便能看著那些海浪,細意欣賞。如果你學會怎樣跳下海去,拯救其他人,那便是更高級了。因此我們要有更高的意識形態,叫無疑惑的知覺狀態。最重要的是,我們跳入那喜樂的海洋。喜樂是絕對的,並沒有二元性,像開心或不開心。喜樂是一元的,一旦你能躍進喜樂的海洋,便能享受每一樣事物,無論是美麗的,還是可笑的。有時你看見美麗的一面,有時你看見幽默,或人們可笑的一面。有一個現象值得特別提出,那些霎哈嘉瑜伽修習者,都變成偉大的音樂家,偉大的作家,偉大的演說家和偉大的行政人員。他們在每一方面都昇得很高,特別是待人接物方面。他們尊重每一個人,他們知道每一個人缺點在那裡,因此他們懂得怎樣小心地和他相處,讓那個有毛病的人能夠輕易昇進,成為一個得到自覺的靈。就好像一支點亮了的蠟燭可以點亮另一枝蠟燭一樣。
 
這個工作現已在全世界進行,而且很有希望在中國開始。在今天以前,由於種種原因,我不能開展我的工作,因上天的機緣巧合,使我有機會在這個會議向中國人講話。我發現他們很有智慧,而且對靈性寶藏的知覺十分敏銳。這不純是巧合,這是無可避免的,是由這無所不在的力量所促成。在你們的生命中,你也會發現許多巧合,而你也不知道如何將這些事情與上天拉上關係,除非你與上天已建立了聯繫。
 
孔子教導世人,如何改善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但中國的老子卻很美麗的去描繪這個「道」,亦即是靈量。我曾經坐船到過揚子江,那是老子到過很多次的地方。我知道老子希望指出,這條代表靈量的河流,是一直流出大海的,但我們卻不要被沿途的自然景象吸引。無可否認,揚子江的山水非常之美,但我們要做的,是要通過這條河流。沿途會有許多急流,十分危險,我們要小心翼翼,引領船隻,通過重重險阻,向海邊前進。到達接近海邊的這個階段,便變得十分寧靜,便可以十分簡單地航行。
 
中國這個國家有很偉大的哲人,我認為最偉大的是老子,因為人文主義是為人類的昇進作準備,可是老子卻講昇進本身。但由於老子講得很隱晦,沒有我講得這樣明白,因此我很高興今天能在會議上講這些話題。在周遊了整個世界之後,我發覺,中國是在靈性方面其中一個最好的國家。
 
願上天祝福你們。 […]

霎哈嘉瑜伽醫學會議 Moscow (Russia)

霎哈嘉瑜伽醫學會議

1992年8月3日

莫斯科

我向所有真理的追求者致敬。我經常說:真理是如其所如的。只有我們知道了整體,才能說我們知道了真理。在座的都是科學家,今天無論我說甚麼,你們都應視為一個假設。但如果這個假設被證實,那麼作為誠實的人,你便要去接受它。我們有科學,有醫學,研究的都是我們看得見的東西。經過多年研究,已發現許多事情。我們發現一種接著一種藥物,去治療那些疾病。要學習醫學,你們首先要認識人體。但我們不知道,誰使心臟運作?我們稱之為自動神經系統,但這自動者是誰?我們體內有一個精微的能量系統,這個系統在脊椎處,也在大腦之中。我們需要發動這個系統,否則我們所能做的,都是有限的,所得到的也只是有限的知識。此之所以科學的知識是沒有終結的。今天的學說,明天又不一樣。但霎哈嘉瑜伽是後設的科學,是根源的科學。不是關於能看得見的事物的科學,而是關於能感知的事物的科學。

我們能用眼看事物,不用思考,便知道我坐在這裡。但如果不知道整體,你們所看見的,可以是很錯的。如果你們不知道根源,情況就更壞。就好像有棵樹生了病,你通過醫治那些枝幹,那些花朵,是治不好那棵樹的。你們要從它的根治起。我說的便是根源的知識。

我們已向大家介紹過那些能量中心,此外還有三條經脈。左右兩條是交感神經系統,中間那條是副交感神經系統。這三條經脈照顧著我們的中樞神經系統,我們在進化過程之所得,都在中樞神經系統中感應得到。人類的中樞神經系統,也是有限的。但如果你知道了根源的知識,便能根治病人的問題。但首先我們要把它當作一個假設。

我舉一個中心為例,第二個中心叫真知輪。我學醫的時候,這叫主動脈神經叢,它照顧我們的身體方面。我會給你們說明這個中心。科學不知道,當我們思考時,大腦的細胞如何得到補充,我們甚至不去想它。大家仍然可以將我的說法,視為一個假設。其實是將腹部的脂肪轉化,以供應大腦的需要,這是通過真知輪做的。當然,現代醫學沒有這個知識,但通過治療一個中心,我們便可治療許多疾病。真知輪的主要工作,是分解腹部的脂肪,供應大腦之所需。此外還要照顧肝臟、脾臟、胰臟、腎臟和腸臟。所有這些都是由一個中心做的。但最主要的工作,是分解腹部的脂肪,供應大腦的需要。因此那些未來取向,經常思考,經常計劃的人,便要經常用到這個中心。好像醫生便是這類人,以致真知輪忽略了其他功能。首先肝臟會出問題,肝臟的工作是排出身體的毒素和熱力,到血液之中,通過循環而排出體外。但如果肝臟出了問題,便會保留那些熱力,於是那個人便會有肝病。病徵是這個人進食減少,身體發熱,脾氣暴躁,神經很緊張。他不能曬太陽,因為太陽會給他更多熱力。這熱力會上昇,到達心輪,心輪分左右兩部。這熱力會令心輪右部阻塞,那個人便會患哮喘病。如果清潔這個輪穴,便能醫治各種哮喘病。

那熱力也能走向心輪左邊,現代有些人愛做像網球一類的劇烈運動,有些人則酗酒。他們的肝臟便會很壞。而這熱力會造成嚴重的心臟病,而且是致命的。真知輪也照顧胰臟,如果一個人思考過多,胰臟也會受到忽略。因為他們常常坐在辦公桌,不停工作,不停思考。在印度,如果人們喝茶,會加很多糖,卻不會生糖尿病。因為他們不怎樣思考,他們生活很自由,賺些錢,然後好好睡一覺,不用擔心保險或甚麼。但如果一個人思考過多,胰臟又得不到照顧,便會患糖尿病。

第三樣是脾臟,那也是很危險的。脾臟就好像我們體內的速度計。你們知道如果遇到危急的情況,交感神經便會作出反應。當遇到危急的情況,脾臟便會製造多些紅血球,以應付緊急情況。如果你們吃了食物,然後匆忙外出,脾臟處便會發痛。如果一個人的生活是匆匆忙忙的,就好像現代的生活,人們睡得很晚,起得很晚,然後讀報紙,看那些令人吃驚的消息。因為報章多報導那些駭人聽聞的消息。然後他外出工作,路上又遇到交通擠塞。我們變成手錶的奴隸,我們常常擔心時間,脾臟便製造出更多的紅血球。你到了辦公室,上司對你呼呼喝喝,脾臟便製造出更多的紅血球。我們甚至不能慢慢吃早餐,要邊跑邊吃,或在車上吃。一段時間以後,脾臟便完全不明白你。脾臟也變得匆匆忙忙的,這樣便產生血癌。所有病毒都來自左邊,如果你變得脆弱,那些病毒便會入侵,這樣你便會有血癌。霎哈嘉瑜伽把許多血癌病人治好了。有位先生的血癌,八年前好了,現在還是好好的。很不幸,那些患血癌的人,都是專業人士,像建築師、醫生、律師等。因為他們常常在緊張之中。他們的腸也常在緊張之中。他們會有便秘,除了便秘,還會產生其他問題。因此思考太多是不自然的,而這思考是停不下來的。有位醫生曾對我說:「把我的頭割下來吧!我不想再思考了。」

我們如何能停止這思考呢?當靈量昇起,便會滋養這些能量中心,然後通過視神經交叉,吸入自我和超我。我們現在不是生活在將來,便是生活在過去。一個念頭昇起然後降下,另一個念頭昇起然後降下,而我們則在這些思潮起伏中間。當靈量昇起,便在中間有一空隙,思想與思想中間的空隙拉長,我們便在當下此刻。在現在此刻,我們不會思考。我們絕對有知覺,我們知道每一樣事物,我們能記住每一樣事物,好像攝影機那樣。但我們不會思考,我們可思考,但我們不想思考,可以把它停住。因此你會感到輕鬆和平安,就好像車輪外面在轉,但它的中心是靜止的。

如果你站在海中央,會害怕那些海浪。但如果你在船上,便能觀賞那些海浪,你不用擔心。在霎哈嘉瑜伽,如果你掌握得好,你便能跳進水裡,拯救其他人。我只告訴你們一個能量中心,但足以治療許多病痛。那些希望以霎哈嘉瑜伽治病的醫生,先要獲得對真我的知識。掌握好以後,便能幫助其他人。你們可以用指掌作診斷,你們知道用現在醫學的方法,診斷是很繁複的。現在就憑你們的指掌,左掌上七個能量中心,右掌上七個能量中心,便能知道甚麼地方出了問題。如果你知道如何糾正這些中心,便能糾正自己,以及糾正其他人。

但我們不單要懂得醫學,還要懂得心理學,雖然心理學現在還在幼年階段,同時還不很科學。最近我讀一本書,叫《騙人的佛洛依德》。這本書很好,過去二十二年我經常這樣說,但人們不聽。這本書解釋佛洛依德如何敗壞了西方的思想和文化。這是一種後設科學,是超越科學的。因為它處理整體的問題。你們成為醫生,自己診斷,自己下藥。因為一旦你接上了這無所不在的力量便變得很有力量。你們不必付任何費用,而這是絕對有效的,不會傷害任何人。

我們在座有些醫生,是從印度或英國來的。他們都在研究霎哈嘉瑜伽,他們會向你們解釋一切。我要告訴你們,西方醫學當然是好的,但會令人產生自我。有些人說:「為甚麼我們要向印度學習?」其實你們的科學,都是來自不同國家的。你們所知的,都是關於樹上的。但你們不知道它的根,無論那根源的知識從那裡來,你們都要接受。因為這是為了你的好處,你們不用花任何錢,便可醫治其他人。你們可醫治一大群,一大群的人。

這是一個很大的祝福,你們都是醫生,可以通過現代醫學,了解這後設的科學。我希望大家都能獲得自覺,跟著有些醫生會告訴大家他們研究之所得。

謝謝各位。 […]

霎哈嘉瑜伽醫學會議 Moscow (Russia)

霎哈嘉瑜伽醫學會議

1990年7月2日 莫斯科

我向所有真理的追求者致敬。在醫學上截至目前為止,發現的都已記錄在案。但人類知覺所能發現的,有其限制。我們知道人類的身體,會排斥外來的物體,但如果移植胚胎,卻會受到照顧,至適當時候才排出來。又例如腎上腺素和acetocholine,一增加,一放緩,有許多事情都不能以現在的醫學解釋,因此我們知道有些事情,我們還要去找尋答案。我希望你們知道一些超越界的事情。直至目前為止,還是沒有人知道的。我希望你們有科學家開放的頭腦,去判斷我說的是否正確,就好像判斷一個假設一樣。

霎哈嘉瑜伽給你們有關意識界的整全圖像,當你們在霎哈嘉瑜伽中越升越高,便能明白,並能善用這個系統。首先你們要接受,我們不是這個身體,不是我們的情感,也不是我們的自我和超我,我們都是純潔的靈。此外我們要知道,有一個無所不在的上天浩愛的力量存在,造就一切有關生命的工作,使花朵開花結果,使我們成為人類。然而在科學裡面,人們並不談愛。但醫生要愛那些病人,否則便不能忠於自己的工作。首先醫生要成為永恆的靈,能感覺得到他身邊的這種力量,這種感覺便是上天浩愛力量存在的證明。

你們要利用這個系統,首先清潔你自己,然後清潔其他人。在醫學上我們可以,中脈照顧我們的副交感神經系統,而左右兩脈則照顧左右交感神經系統。在霎哈嘉瑜伽,左右交感神經系統是兩個不同的能量,左邊的力量安慰我們,右邊的力量輔導我們,中間的力量則救贖我們。所有這些都是得到自覺後發生的,因為你們必須得到糾正。在人類的身體,那些能量中心在脊骨處,也在我們的大腦之中。它們好像個圈圈,左右兩邊合起來便形成中脈。靈量在三角骨中,在醫學上叫做
Sacrum,意思是神聖,這表示希臘人已有這個知識,所以用這個字在醫學名詞中。

在霎哈嘉瑜伽,我們認為基本上有三類人,有些人傾向左邊,有些人傾向右邊。左邊是我們的欲望,這些欲望不論能否實現,都進入我們的潛意識,然後進入集體潛意識。左邊掌管我們的心理,左脈從第一個輪穴開始,向上經過視神經交叉,在右邊腦袋形成我們的思想積集,在心理學上叫「超我」。最底下的那個輪穴滋養我們的盤骨神經,照顧我們的排泄功能和性功能。我們對性要有健康的想法,因為左脈從第一輪穴開始。佛洛依德把一切都顛倒過來,他不教人有良好的性觀念,保護掌管純真的這個輪穴,卻教人完全相反的事情。佛洛依德把一切都歸咎於性,好像人類除了性之外,便沒有其他事情。同時他自創一套理論,說人人都有戀母情結,他把整套理論建築在這種變態心理之上。於是人們認為自由性愛,便是自由的體現。在西方,甚至沒有人批評他,佛洛依德在人們心目中比基督更重要,因此現在便出現愛滋病、梅毒等。現在各種的性病,有六成在美國出現。這些病都與性器官有關,性器官又被稱為私處,但人們沒有真正明白其意義。

左邊引起的是心理問題,而右邊引起的是身體的疾病,或兩方面都有的身心病。如果我們工作過度,或過份未來取向,便會透支右脈和第二個能量中心。此中心供應大腦的能量,如果一個人思考過度,便會透支此中心的能量,以致忽略了其他功能。右邊的問題是由過度活躍的肝臟所引起的,那個人便會得糖尿病,因為他的胰臟得不到照顧,也會得白血病,因為脾臟也不好,也會有高血壓,因為腎臟也會出現問題。肝臟的熱力上昇,你便會得哮喘病。人的大腦好像一塊海綿體,熱力會使它乾枯。當熱力到達腎臟時也一樣,尿液便不能排出,在體內及血液中循環,產生便秘。因此熱力是一種病徵,而涼氣則是健康良好的徵象。科學家曾用氦氣作實驗,當氣體加熱時,那些分子便互相碰撞,當涼化下來後,那些分子便安定下來。

第三類疾病是身心病,是左右二者兼有的疾病。但有身心病的人,其實心理方面的問題比身體方面的多。癌症便是身心病的一個例子,所有那些病毒,其實是在進化過程中被淘汰的,已經死去的植物和動物,它們停留在集體潛意識界。現代的醫生對此有一點點了解,他們稱之為52號和58號蛋白質,是它們引起癌症的。他們也知道,當一個人受到打擊,那些物質便會入侵,而那些物質存在於我們體內自創世以來,就有的一個區域。這便是我跟你們說的集體潛意識界。存在過的事物都在這裡,有些死去的人也停留在那裡,成為亡魂。我要告訴你們一些事情,也許與醫學不相容,但我希望你們得到完整的圖畫。

我們有一個靈魂(soul),是由因果身所有元素造的,附在我們身後,像些圈圈的樣子,它在所有七個能量中心及靈量的三角骨處。有七個這樣的圈圈,我要告訴你們,因為有些人在得到自覺以後,會看見身後這些圈圈,有時許多個,有時只有一個。同時會看見一些小逗號,那便是生命能量。

我告訴過你們那些亡魂,它們反映在我們細胞的接收區域。直到最近在美國才有人拍得細胞接收區域的照片,形狀就如得到自覺的人所看見的圈圈一樣。當亡魂附在人身上,便會反映在細胞之中,影響著細胞的接收區域。那些亡魂可附著某一個能量中心,甚至所有能量中心,影響那個部位的細胞,引起各種左邊的疾病,如癲癇症、神經失常,愛滋病、癌症等。如果一個能量中心受病毒感染,問題還不大,但那些病毒會從一個能量中心,跑到另外一個能量中心去。如果是亡魂附體,便會蔓延得很快。

剛才有人給我一張疾病的清單,問我怎樣用霎哈嘉瑜伽來醫治,我現在逐項說。

高血壓症(hypertension)、心臟病、癲癇症是來自左脈的問題。偏頭痛(Migraine)或頭痛可以是左、右脈皆出現的問題所致。所有骨骼的疾病都是心身病。白血病、腫瘤(Tumors)、纖維變性(Fibrosis)也屬於心身病。停經(Menopause)不是疾病,而是正常的狀態。胰腺發炎可以是心身病。坐骨神經痛(Sciatica)可以是心理或心身病。所有精神病都是由於左脈有問題。精神分裂(Schizophrenia)是左脈的問題。酗酒來自右脈的問題,並會產生左脈的問題。關節炎(Arthiritis)是心身病。吸毒、吸煙、同性戀及濫交、耽溺性慾,所有都是左脈出問題,或是心身病。

吸煙引致左脈問題,因為吸煙的人會有罪疚感。變態的性行為、淫邪的目光、愛滋病、縱慾或禁慾是因為左脈出問題。這些是亡魂附身的一種。多樣性硬化(Multiple
sclerosis)是真知輪的問題。神經機能病(Neurosis)可以是左、右兩脈的問題。老人癡呆症是左脈的問題。風濕病(Rheumatism)來自臍輪的問題。肌失養症(Muscular distrophy)來自左脈問題。優皮病(Yuppie’s diseases),即那人極端勤奮、十分未來取向、思考過度、讀書過度,這樣思考的意識便會完全癱瘓。那人好好地走路,突然意識到自己正在走路,便會即時跌倒下來。在八年前我已在美國指出會有愛滋病,但沒有人聽,現在已是十分嚴重的問題。

糖尿病大部分是由於過分傾向右脈。當你使用右脈過度,便會令右脈枯竭,你會變得脆弱,突然從左脈處出現甚麼問題,整個人便承受不來。這些蛋白質53、58是十分自我中心及專橫的。它們接觸到甚麼細胞都會變成惡毒,這些惡毒會存留下來。故此婦女會患上乳癌。心輪的中部是母親的中心。若一個婦女的母性受到破壞,例如丈夫不忠,有情婦,或她缺乏安全感,這個中心便會受影響。這個中心到十二歲便在胸骨內製造抗體以抵抗疾病,然後把抗體散佈全身。若有恐懼時,胸骨便會顫動,就好像搖遠控制,把信息傳到全身的抗體去作戰。若你能透過提昇靈量(Kundalini)建立那女士的安全感,她的癌病便能夠醫治。但若病情已到達後期,那人沒有多大的意志力,這樣便要先切除有病的乳房,然後再建立她的安全感。

有些疾病是由於器官衰竭所致。若心臟衰竭,那人便患上心絞痛(angina)。若喉輪左部受感染,你感到罪疚,這個地方便有阻塞,血液便不能流通頭部,這樣便回到心臟,心臟便慢慢感到疲勞,漸漸衰竭。在霎哈嘉瑜伽,器官的狀態可分成兩種,一種是衰竭,另一種是過度活躍。

醫生首先要好好地建立自己,保護自己,然後才可以學習去醫治別人。使用我的相片,因為我的相片含有生命能量。醫治心身病首先要清理左脈。有些兒童過度活躍,糖尿病也是由於同一原因。母親在懷孕期間不應過分操勞,她要多休息,也不要過分思考,但要看一些令人舒暢及美麗的東西。最好是靜坐。若在那時間母親過度活躍、思考將來的事情太多,孩子出生便會有疾病。或她十分緊張忙碌,孩子便會患上白血病。脾臟是在緊急情況下製造紅血球。但若你十分忙碌,經常都在緊張狀態,匆匆忙忙,可憐的脾臟便不明白要怎樣做,脾臟便會變得反覆無常,發瘋了。這情況可以在兒童或成人身上發生。

若那人有些問題從左脈而來,並受突然而來的打擊,例如過度悲傷、發生意外等,這樣便會引發白血病。更糟的是,一般人難以明白,有些惡性的力量在工作,他們透過負面力量工作,他們透過假導師、超心理學、催眠術等去工作。這些都是把一些亡魂放在人的靈魂身上。人們要十分清楚知道,不能為靈性的昇進去收取費用,這是一個生命的過程。例如你去播種,你不用給大地母親金錢,她會使種子成長,這是在種子內及大地母親處已建立好的,我們都把一切有生命的過程看作理所當然,並不存在任何責任,但所有這些可怕的人都是金錢取向的,他們沒有純潔的心,沒有純潔的眼睛,他們對女性、男性、對所有污穢的事物有興趣。他們不能解釋他們怎樣做出來,他們不能連繫到醫學或任何科學。

在霎哈嘉瑜伽,若是有需要時,我們會做一些哈達瑜伽(Halta
Yoga)的練習,若輪穴因身體問題受損壞,我們便給人做一些特別的運動瑜伽練習。但現在人們練習哈達瑜伽卻像即時把所有藥物吃下去。在哈達(Hatha)瑜伽,Ha和Tha是代表利用左、右兩脈。但現在的哈達瑜伽只用右脈,這會使你的身體產生極大的不平衡。這些人會變得十分枯燥乏味、脾氣暴躁,或與妻子離婚,或離棄孩子。

我們應在中脈處,靈量要固定無間斷地與無所不在上天的力量聯合,生命能量時刻流通你的身體。人們除了身體、精神及情感的生活外,還有靈性的生活,這是充滿神蹟,十分喜樂的,若你明白愛的力量如何照顧一切,你會感到稀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