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开讲座 Royal Albert Hall, London (England)

公开讲座
我向所有真理追求者致敬你們有些人找到真理有些人未能完全找到有些人什麼也找不到你若看看今天世界的狀況你會承認正有大紛亂擾攘一個接一個的國家在做著各種錯事冷戰仍持續不斷毫無原因下人們互相殘殺毀壞美麗的土地割破彼此的喉嚨他們都是神創造的人類全能的神創造了他們並把他們帶進人類的知覺水平在這個接合點我們不知道怎樣集體地往哪裡去即是 — 我們要到達哪裡 — 或這是我們的命運?為土地,為其他事物而互相摧殘是否人類的命運?想想全世界是一體的想想全世界正在發生什麽?每天我們閱讀報章每一天都有關於人們在毫無和諧毫無原因下做出一些可怕的事情的新聞我們要想想,什麽是我們的命運?我們要往哪裡去?我們是要進地獄還是進天堂?我們周遭的境況怎麽樣?我們能否對此幫上忙?問題出在人類仍然處於完全的無明我把它叫作無明在無明中,在黑暗中他們做著這些可怕的事情沒有人想明白自己做著的事情會把自己帶進完全的滅亡我們會被完全毀滅是否就是我們的命運?我們有否做了些什麽好事?以某個國家之名或某個宗教之名— 各種好事 —我們卻做著一些錯事爭吵鬥爭不單鬥爭還憎恨我們很仰慕敬重、很喜歡任何能激發我們仇恨的人在他的指引下,我們聯群結黨這些事情的出現全因這是最後的審判我告訴過你們這是最後的審判最後的審判是要決定誰人獲救,誰人將完全被毀這是十分、十分嚴肅的事情所有察覺到的人都應去思考這裡只是些微的縫補工作但些微的縫補工作於事無補不管你怎樣嘗試除非你們把人類轉化否則便不能拯救他們轉化既不是沒可能也並不困難這正是轉化的時候轉化的機會在我們內裡已裝置好了力量它被描述為力量就是在我們內裡那神秘的女性力量他們也曾描述過它我不是最先說它的人或許到目前為止沒有人能明白它、接受它應在你身上發生你們不僅出生為人類要成為超人類要自得其樂你們的生命應是充滿樂趣,喜樂的你的生命不應是個詛咒從早到晚擔憂這些,擔憂那些這就是創造你們的原因神從來沒有意圖創造終日為如何爭吵如何鬥爭,如何去拯救而發愁的人類而是要人類生活在完全融洽平安及喜樂中這是創造我們的原因這是我們的命運 — 這是不單是我在告訴你,這是事實所以我們要,我們要轉化轉化並不困難但我發現人們滿足於一切印度教徒上廟宇他們會想︰「噢!我們做了件了不起的事。」基督徒上教堂他們以為自己已經做得很好穆斯林祈禱,以為自己很了不起他們有什麽成就?請面對自己面對自己的局限面對自己的苦難面對自己的問題看看自己能否解決自己的問題?是否能讓自己脫離災難?或許大災難要摧毀那些傷害人的人或許這是神的意願那麽什麽是你的意願?你為何不會想︰「我要是個倉庫是喜樂和愛心的泉源。」我並不只是在空談,我想你們所有人都有自覺什麽是自覺就是知道真我。你不知道真我不知道自己在不知道真我下活在這個世界你能想像嗎?你不知道自己是誰不知道自己是個靈而你卻是知識的源頭純粹知識的源頭我發現人們坐在會議中聆聽一些babaji告訴他們一些故事,很快樂這樣是不會帶給你實相和真相若你想知道實相和真相請你嘗試明白你身上要發生一些事情你要有一些轉化你還未有足夠的精微還未取得這些精微直至你到達這一點為此你不用離開家庭離開子女離開家居,走進叢林裡完全不用做這些事情最好這樣說︰「好吧,你做出家人把你所有的家當都給我。」這是何等愚蠢的想法這是緊急關頭我們正活在十分緊急的情況嘗試去理解我要忠告你若你不深入自己找出你是誰並把自己轉化任何事情都可能發生你會染上各種疾病孩子的各種新問題在浮現各種國家問題已經浮現所有國際性問題也已經浮現人們無法處理應付因此我們要抽身而出成為一個實在擁有真理的人格我們不知道什麽是真理我們比動物更差勁,牠們的雙眼是張開的我們的雙眼卻是閉上的不用責備自己只要保持警覺,意識到人類要改變不然這只是…你來我的講座明天你到另一個講座 — 只是這樣這樣做只是每天一些不錯的娛樂當我看到命運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會被摧毀多少人會完蛋什麽會發生在他們身上?他們會染上什麽疾病會出什麽問題?什麽會發生在他們的孩子身上?什麽會發生在他們的國家?什麽會發生在全世界?只要擴展你的遠景我的遠景是全世界所有人都要轉化我們內在有敵人當我們談及jihad他們談對抗你內在的敵人這些敵人是誰?這些日子,最差的要算是貪婪是貪婪貪婪令人做出任何他們想做的事情一切事情的發生都是源於貪婪他們會擁有金錢,擁有各種設施但貪婪仍是一種撒旦的意願你甚至看不到自己擁有什麽你的要求越來越多,欺騙人欺騙政府欺騙每一個人,應付處理它另一種差勁的東西是憤怒憤怒讓你看不到事物的本來面目我們因細微瑣碎的事情而發怒就如你來這個國家我曾經看過人們因為不同膚色而憤怒我就是不能理解神創造不同膚色不然我們所有人都會是一式一樣,像軍隊這樣的人生會是很不幸悲傷的是大自然創造顏色白色或黑色 — 有什麽分別呢?我就是不明白但這種幻象卻持續著為了這種幻象而爭鬥白人打黑人黑人也打白人他們也在太陽下曝曬自己而患上皮膚癌我就是不明白我們沒有用邏輯,沒有用平衡去看我們在做著一些怎樣的事情為什麽我們要浪費寶貴的時間?而我們本應是要轉化我們對任何事,對任何人也能發展這種憤怒這是人類的缺點,很普遍人們為了一些細微瑣碎的事情而生氣他們卻喜歡這樣,因為這樣他們能壓迫人他們可以很專橫所以他們想有這種憤怒透過這種憤怒,他們想宰制人這是最大的問題為什麼我們想支配人為什麼我們想壓迫人為什麼我們想控制人?我們甚至不能控制自己為什麽我們要控制人?有這個需要嗎?接著有執著依戀依戀他們的房子他們的土地,他們的孩子,依戀一切但明天你將不會存在你會張開雙手離去什麽也不能帶走所以這種對事物的依戀他們特別是對他們的車他們的房子,都會好好保養但對你自己呢?你妥當嗎?你的內在,是否絕對寧靜、平靜和喜樂嗎?為什麽浪費精力生別人氣?這些生命的徵兆也會被摧毀若你看看他人的缺點,例如他除金錢外還有對女人的弱點 — 這是很普遍 —又或女人對男人要富吸引力,為何要這樣?每個人都會老追逐女人你可以有什麽成就?追逐異性?你毫無尊嚴,毫無榮譽若你是…只要你穿著上好的衣物便會被視為是極好的人不是這樣我們要內省,看看自己我們為何要這樣做浪費精力在無聊瑣碎的事情上?很多我遇見的人真的是既半瘋癲又迷失有些人則是完全瘋癲他們告訴我想與某個特別的女人或某個特別的男人結婚又或是什麽,這就是他們為何得到了,我是說這是何等脆弱!這樣做並不怎樣了不起你們內裡要十分、十分堅強感覺你的真我,你的真我是靈是全能的神在你內在的反映若你成為靈,你可以是十分堅強十分健康絕對的中正平衡你曾經聽過很多有關靈和靈性生活的事情但你是否到達這一點?即使你閱讀…就以襌、道、聖經、可蘭經或是什麽為例你能否知道怎樣到達靈?還未知道,還未知道你必須要知道因為你是很了不起你是很珍貴你內在是很漂亮但你卻仍未意識到這些你要變成這樣這個「變成」是很重要的為此全能的神已經在你內在安排統籌好那是被稱為靈量可以喚醒靈量喚醒靈量能給你自覺能給你我們稱為“Atma sakshatkar”的真我知識擁有它對你的人生是十分、十分重要它是免費的你不能付錢購買它,你能付多少錢?它是完全免費的為何你不取得自覺為何你不能以成長來取代以宗教之名的鬥爭?每一個宗教都說︰「你要認識真我。」穆罕默德曾清楚的說︰「在救贖的時刻,你的雙手也會說話。」它們是否在說話?印度人知道我們要得到自覺只聆聽這些babajis的話和給他們錢是沒用的各式各樣我們和我們先祖所做的儀式能讓我們有什麽成就?什麽成就都沒有所以現在重要的是我們要知道我們要進化要取得自覺若我們是完美的,就沒有問題若我們是有自覺的就沒有問題各種自私各種加在自己身上的限制各種生活中的制約和自我全都在摧毀我們我們要一一克服一旦你能克服它們,你便能連上沒有人要告訴你怎樣連上你丟棄所有錯誤的認同你們錯誤的認同是︰「我們屬於這個國家、我們屬於這個宗教、我們屬於這個那個。」你不屬於什麼你屬於神的國度這是你要成就的而你也應是其中一份子若你喜歡說故事,便沒完沒了你正浪費自己的時間剩下的時間愈來愈短我現在是在這裡的最後我也不知道,二十年或類似的時間我十分努力工作但我發現人們不知道他們該是怎麽樣他們喜歡說話簡單的人— 好吧,這只是一點娛樂全人類要明白要避免步進滅亡的命運避免完全滅亡的命運最簡單的就是進入神的國度那是很容易的,你不用付出什麽不用有什麽成就只要得到自覺接著是每天用約十分鐘時間靜坐只有你的腦袋時刻都在評價你的不當行為我稱它為「不當行為」是因為它違反你違反神的意願違反人性那會摧毀全人類所有這些錯誤的認同都要丟棄你要知道我們是一體的我們全是一體,我們全是總體我們並沒有因為膚色、種族、宗教或國籍而分隔,沒有我們全是一體這種一體不是來自口號或叫喊而是能內在感覺一體不是虛假人工的應是真實的,實實在在的一旦你意識到你是整體的一部份這便會臨到你身上宗教帶你來到這個知覺層次不是為了鬥爭,不是為了殺戮為什麽?為什麽?人類卻自己分裂因為對正義的無明對自己的貪婪自身,只為自己,最多也只為家庭或為親屬為何你要局限自己?你是靈靈是海洋,知識的海洋愛的海洋一切祝福庇佑的海洋我們要決定今天我請求你們餘下的時間已經不多了我們要決定成為靈這是所有宗教帶來的訊息但如何能做到就沒有好好解釋也未能做好他們有些人是得到的,但他們卻被人逐走沒有人肯聽他們的話人們甚至殺害他們、折磨他們、釘死他們但現在,請你們所有人嘗試了解生命的價值你們為什麼要成為人類?為什麼要創造你們?背後有何目的?你們是否要受荒誕的思想驅使?你們是否要被所有分裂的因素弄至滅亡?不是,不是,你們所有人都要得到自覺你們要明白生命的價值問題是,你會某程度上在你內在的力量提昇時得到自覺它統籌安排得很好實際上,神是偉大的創造者祂怎能平衡,怎能成就是很了不起的祂在每個人身上成就這樣的事情發生,還未足夠就如你進入一座皇宮你四處走,看到你是那麽漂亮美麗看到神為你創造了漂亮的事物你便在它之內成長一旦你在其內成長你便意識到自己是何等了不起︰最了不起的寶石、最了不起的人,那麽有愛心那裡有一些他們已經變成雕塑沒有人嘗試明白他們在做什麽他們為何會在這裡今晚我們可以親身體驗親身體驗靈這是十分不平常稀有的事情以往從沒像這樣發生過但現在便可以,為什麼不就此獲益?請為此準備好接受它,擁有它及成為它成為是重點你們要成為什麼是重點至於你們怎樣塡寫整個人類文明是你們的問題,不是我的我可以幫助你們可以把問題解決所以我請求你們準備得到自覺這是好得多但不能勉強不想要自覺的人他們最好離開若你不想要自覺,請離開會堂願神賜福你們首先,你不用做什麽也即是說你不用想我曾經說過什麽儘量保持思緒平靜我肯定你們所有人都能得到自覺但有多少人能成長?你們要來跟進班接著要在我們的中心練習它自會成就你要給自己一點時間也要給這個全世界的問題時間要把自己奉獻委身於此這是十分重要,你要奉獻自己這並不代表你要變成sanyasi(出家人)或二十四小時不停的為此忙碌 — 不是這樣這種奉獻令你與自己合一與全宇宙合一我不用告訴你你要奉獻你自會奉獻自己所以若你不想得到自覺請不要留在這裡什麽也不會發生在你身上若你不想要自覺,請離開這個會堂你要做的是什麽也不用做把雙手向著我當然,最好把鞋子脫掉因為大地之母是很重要的請把雙手向著我不用祈禱不用說什麽,只要把雙手向著我,像這樣現在請閉上眼睛很重要,請閉上眼睛這個力量,靈量,是被安置在三角骨被稱為sacrum,即「神聖」它穿越副交感神經的六個能量中心最終穿透腦囟即你頭頂的軟骨頭部的頂端當你是孩子時,這塊骨頭是柔軟的它穿越它進入全能無所不在神聖愛的力量的精微能量他們以不同名字稱呼它他們稱它為”paramachaitanya” — 有些人稱它為”chaitanya”有些人稱它為”ruh”你怎樣稱呼它也可以 — 是愛,神的愛一旦你與它連上一旦你在手指間感覺一些涼風有些人會感到熱,不要緊它會涼下來你取得聖靈的涼風,它們就是這樣稱呼它它開始流動你現在可以把左手提高放在腦囟上雙眼保持閉上,感覺有沒有涼風或熱風從你的頭頂走出來你可以移動你的手現在用右手去感覺有沒有涼風或熱風從腦囟走出來腦囟即你孩童時在頭頂的軟骨感覺它吧把頭垂下,最好把頭垂下請垂下頭再次把右手向著我用左手去感覺感覺有沒有涼風從頭走出來若這是熱的,不要緊這是你內在的熱走出來雙手或手指或腦囟感到有涼風或熱風的人這才是真的的洗禮請舉起雙手試想像你們是拯救世界脫離滅亡的士兵你們要明白自己的重要可以放下雙手每個人實際上都能感覺到它這代表你們都有足夠的成熟度去取得你的靈性生命你是在這個生命的邊緣你就是這樣取得它這是到達實相的最後一跳現在,你應該知道它是什麽,你是誰什麽是你的靈你能做些什麽,你擁有什麽力量什麽是靈性的力量為此我請求你先來我們的跟進班之後你可以參加任何一個我們最近你的集體中心,把它成就我們要為全世界工作你應知道有八十五個國家有霎哈嘉瑜伽很令人驚訝,像貝南這個黑人國家我們有二萬個霎哈嘉瑜伽士我只在三年前才在哪裡開展霎哈嘉瑜伽我在英國則已工作了超過十六年這份工作還繼續著每時每刻,每一年但不知何故他們的成長是很多但不是精微方面的成長,不是內在的成長內在的成長,你會享受你會很享受實相實相是漂亮的,絕對漂亮的願神祝福你們他們想唱一首在十二世紀一位印度聖人寫的歌這首歌在所有村莊裡都有唱但卻沒有人知道它的意思它的意思是︰「噢!母親請給我聯合,”jogwa”給我聯合我會戒掉壞習慣,戒掉壞脾氣,放棄…」你不需要這樣做現在你自會自動放棄你擁有光,擁有光你自動會戒掉,自動會戒掉你不用做什麽但要靜坐約十分鐘,並不多(“jogwa”,你們懂得唱嗎?)他們是那麽充滿喜樂想不停,不停的唱 […]

對IAS官員的建議 Mumbai (India)

對IAS官員的建議
孟買
2000年3月11日
我向所有真理求道者敬禮。讓我為大家談論這個話題,是非常有趣的 ,因為我一直很擔心IAS,IPS和其他政府公務員。擔心是因為我知道我丈夫領導的那種生活。而我曾經想過:如果這些新人,他們來到這裡為政府服務,我們必須告訴他們前面的危險。因為我們不知道我們內裡的精微系統是什麼,如何操作。
當我們引入這種非常迅速密集的生活,在精微系統中,它就會出現毛病。在圖表中你可以看到它有一個的毛病。他們展示了,他們展示了一個微妙的系統。這裡在視交叉中心有一個交匯點。這個中心很重要,因我們以和這個作出反應。我們對一切都有反應,但這些反應,會產生出我們內在的問題。這種反應因為我們不懂得如何超越思維而來到我們。每當我們看到某些東西時,我們都會做出反應。我們看一些人,我們做出反應。但我們不能只是看著。我們不能只是靜觀。如果我們可以作旁觀者,它將不會對我們產生任何影響。但我們不能夠。當這個中心非常活躍時,就會變成問題。兩個是神經的交匯點,我們稱之為額輪Agnya。在交匯點,位於中心。
甚至榮格也曾說過,「你必須超越自己的思維,而必須達到無思慮的醒覺」。也有記載到即使我們在頂輪,「你必須無思慮醒覺」沒有思維,「另一個是無疑惑的醒覺」甚至愛因斯坦都說過,「你必須超越頭腦才能達到扭力場。」他這樣說。當他在尋找他的相對論時,他遇到難處。他找不到。他很累。他走進他的花園,像孩子一樣玩肥皂泡。然後他說,「突然間相對論就出現了。」他把它稱為扭力場區,這個扭力場我們必須觸摸而不是自己,一直在思考和反應。因為我們應該看到發生了什麼。
會發生什麼是我們在自主神經系統上的運動走向右側。右脈,是很好的,使人看起來非常令人印象深刻。他可以壓迫其他人。他可以很有攻擊性。他可以非常系統化。所有這些都可以存在,但它有反作用。反作用很可怕,因為這個右傾會影響我們的肝臟。現在肝臟被稱為「Liver」,因為活著(live),我們 靠肝臟活著。這就是它被稱為「肝臟(liver)」的原因。肝臟受到影響,在醫學上並沒治療法實際用於肝臟。他們可以用豬或類似的肝臟代替它。但除此之外,並無他法。但我們卻製造巨大的熱來破壞自己的肝臟。肝臟有特殊的功能,可吸收並排出血液中的熱,然後你看到,它肝臟得到緩解。但是當太多時,當肝臟充滿了太多的熱量,它就無法排出熱。然後這個熱開始向上游。它可以去右邊肺部。它可以走向心臟。
現在想像一下,右肺代表著哮喘。簡單的事就是哮喘。然後它走向心臟。例如一個年輕的男孩,到21歲左右,在哪個年紀。他打板球、打網球同時又喝很多酒。之後他會患上大型的心臟病。這是致命的。他不能活下去。如果所說,之後它影響其他器官。這熱會傳到胰腺,引起非常嚴重的糖尿病,不是溫和性的,而非常嚴重的。然後這熱會傳到脾臟。在脾臟,它會使你患上血癌。我告訴你,這對所有右傾的人都可能發生的。這就是為什麼我那麼擔心我國的要員。他們是我國的支柱。他們不應因過多的緊張和壓力而失去生命。之後熱進入腎臟。它會使腎臟凝結,導致腎臟問題。尿液不能通過,那你會有很多問題。除此之外,它會進入大腸,你會得到嚴重的便秘和所有
便秘的問題。然後到了晚年,心臟也隨之而來。它繼續影響。最終在你年輕時,心臟就已不行了。我知道,最近有兩個人死於心臟病,他們都有很好的職位。我非常擔心如何讓他們更瞭解自己,知道他們自己的問題是什麼,以及如何解決。以此就會明白,我們對事物的反應,在反作用力下我們體內部便產生熱。除此之外,其他的心身疾病,我只說了關於身體的,而心理疾病是來自左脈你的心理精神問題。當然,我不會現在處理這個問題。然而,如果你從右傾轉向左傾,你肯定會得到一些醫學沒法治癒的身心失調病證,如各樣不同的癌症,疼痛等。所以為此你要讓身體作好準備。
現代生活充滿競爭及速度。當我們正在前來的時候發生交通擠塞。你會無能為力。我很靜地看著想,「現在塞車,必會遲到,但無關緊要。」而我丈夫通常會非常焦躁。他會一直看著手錶。原本應該「我們在哪裡?我們在做什麼?」這樣那樣。但是他卻靜觀整個事情,我很驚訝,因為通常他會因為遲到了一個約會而緊張。現在你看,一旦擺脫了這個問題,生活便變得從容。
有一天,我遇到了一位男仕被調動。他說「總是要這樣!」他是國際會計準則官員,「母親,每當我被調動,我就會緊張。這種緊張,壓力在我心中,喋喋不休。之後會發生什麼?孩子們該去哪兒?房子會怎麼樣?這樣那樣,所有問題都會發生在我身上。但是我和妻子發生了什麼事,我們現在都沒有感覺了。我們沒有感覺。我們並不擔心。我們睡得很好。我說,「這事本應如此發生。所有這些都不應該影響你。」這只有能突破我們想像出來的思維才可能發生。我應該說,「思維」 可能用詞不當,因為並不是指精神上的。它是,如果它只是思維意指那想像出來的,那對他們來說整個精神病院都是瘋子。我不知道英語是如何操作,你很難清楚理解。以英語來解釋霎哈嘉瑜伽是很困難,因為在英語中你會驚訝他們所稱謂的「靈 (spirit)」。「Spirit」是Atma(靈) ,依他們來說「Spirit」 可以是「亡靈」第三解釋,是指「酒精」。我真不知道那個意思會比較接近,但這就是我說英語會辭不達意的意思。
馬拉地語最好,因為馬哈拉施特拉邦人已完整了很多昆達裡尼(Kundalini)的工作。通過冥想作修行的人仕(Nath Panthis)在那裡。他們做了很多工作。但傳統是,一個人只會向一個人開啟自覺。如果我做了你認為值得一提的事情,那就是我試圖找到一種給予集體實現自覺的方式,集體地發生。這就是我卑微的貢獻,並且我使成千上萬的人得到他們的自覺。現在什麼是自覺?如果你觀察脊柱的底部,會看到一個稱為「 薦骨」的三角骨。它被稱為’Sacrum’,因為它是一個神聖的骨頭,這希臘人已知道,那是一個神聖的骨頭。根據我們的聖典以及許多其他預言,有一個力量存在於我們之內,屬於自己的力量,那力量叫做昆達裡尼。被稱為’Kundalini’,因為它呈三圈半捲曲。捲曲稱為’kundal’,這就是稱為昆達利尼(Kundalini)的原因。現在,這個力量是你自己的。它存在於每個人身上,如果它被喚醒,它會穿過六個中心再穿過頭頂-我們梵文稱之為Brahmarandhra,英語稱為fontanel(腦囟)。它穿過童年時代的還是軟骨的位置,你便開始感受到微微涼風從你的頭頂冒出來,然後涼風來到你的指尖。它是這樣發生。這是無論你付出任何代價都不能交換到的體驗。你不能。我可能會繼續告訴你很多這樣那樣的故事,那不能成就。它必會發生。昆達利尼必須上升,然後穿過腦囟,否則,這是沒有作用的。這只是文字,一些說教或類似的東西。在Kaliyuga迦利(紛亂)時期這是非常容易發生。或許是因為紛亂期人厭倦了正在發生的事情,所以各種各樣的成就都發生得非常明顯。
它做了什麼呢?它通過了六個中心。六個能量中心,意指我們的身體,精神和情感的存有,也是靈性上的存有。因此,當它通過這六個中心時,它會滋養其中,整合所有這些中心,最終它通過這個並進入無所不在的被稱為「Paramchaitanya」神聖之愛的力量。你可稱為「神聖的無所不在的愛的力量」或者任何無所稱謂的,也沒有分別。
我們周圍有一種非常微妙的力量,它照顧著我們,引導著我們,幫助我們就是這扭力場區。當這樣發生的同事,你會變得明白絕對真理,絕對!你知道所有絕對的事,無疑惑,沒有可以被挑戰。例如,它開始流通你的指尖。開始流過指尖,您可以在指尖和各能量中心感受它。這是5,6和7能量中心,5,6和7能量中心。我現在不打算告訴你所有的細節。但當你開始感受到這種完全知覺,商羯羅 (大師)稱之為’spand(輕微震動)’,然後你就會感受到真理,真正的真理。
例如,假設在你的辦公室裡,你遇到一個騙子,衣著得體,說得一口流利英語,談吐儀態也很好。你怎麼把他分辨出來呢?只需將手放在桌子下面,親自看看。你會立刻得到某種灼熱的感覺,或者你可能會感覺到某種感覺,你會稱為,類似被針刺或釘的感覺。你會感到類似的感覺。然後你會從指尖感覺到他那個輪穴被感染。這是對一切事物的絕對知識。不僅僅是知道他是好或壞人,而且還有疾病。假設你有一些疾病,你會從指尖感覺到它。你會在指尖感受到它。你會知道你的疾病,如果你懂如何治癒它,你就可以治癒別人。也因為你成為整體之一你會發展出非常群體的個性。畢竟誰是以外的?我們是合一的。但唯一問題是我們因為無知而分開了。一旦這個問題解決了,很多事情會從我們身上消失。這是我告訴你有關右脈的,但制約也對我們產生很大作用。
在我們的反應中,有兩件事會產生。一個是右脈,另一個是左脈。左脈你看到所有制約。這些制約來自我們的童年,家庭,國家,閱讀,以及各種各樣的事情。但家庭教養也非常重要,因為根據印度古典籍記載,那裡存在六大敵人。我們有六個。這六大敵人是什麼?是Kama,Krodha,Mada,Matsara,Lobha,Moha。
Kama是你所謂的性衝動。Krodha是憤怒。Krishna(克裡希納)有斥責惡行的怒氣。但是,所有右傾的人都脾氣暴躁。他們不想成為這樣,但他們是。當他們發脾氣後他們也感覺不好。並不他們想發脾氣,但他們就是發了出來。現在這個也退掉了。因為你發展出saakshi swaroopa(旁觀見證者之反映),脾氣暴躁會離你而去,憑藉那種見證狀態,你能看到一切。你不會發脾氣。你只會看著它。這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
Mada是妄自尊大。我們有這個。我知道IAS官員和他們的妻子。他們有這種妄自尊大。不是每個人,但他們中的一些人有。我有非常有趣的經歷。就像,有一次我們去德裡(Delhi)到Hatriji,他們在Mina Bagh安排了給了一間屋給我們同時我到勒克瑙(Lucknow)探望另一位與IAS軍官結婚的朋友。那非常自豪的女孩問我,「哦!你住在哪裡?你好嗎?」我說,「我的丈夫是政府人員,他被調到這裡。」「但你住在哪裡?」我說「Mina Bagh」「哦,我的天啊!Mina Bagh!你丈夫是什麼職位?他是文員嗎?他是做什麼的?」我說,「他正在辦點事」,我就像她看著我一樣望著她。「我的丈夫可能是你丈夫的上司」這樣那樣的。我說,「我對這些事情也不知道。對不起,我不認識你提到的人員名單,或什麼的。我沒興趣。」然後我的丈夫來了。然後她說,「看看那個高個子男人。你知道他很重要的人物。他與首相一起的。你去跟他談談,讓你的丈夫提升職位吧。」我回應([笑了]她在做什麼?),我說,「Sudhali,他是我的丈夫。」「嘿!他是你的丈夫?哈…呀!哦,我的天呀!我很抱歉。」我說,「沒關係。」相同經歷。你看,那女仕也成了IAS人員,不是實際上的,作為人妻而我一直跟她們一樣迷失其中。我永遠無法理解作為IAS以及他妻子的意義。它超越了我的範圍。但有一點,在所有這些混亂生活中真正幫助我的是什麼,因為你知道我們的薪水較少,這就是主要的問題,作為民族愛國主義者。
我的父親是一位偉大的愛國者。我媽媽也是。為了這個國家的獨立,他們犧牲了一切。無論如何,我都不能乘坐任何外國航空公司。也許印度航空不好,沒關係。這是我的,我的國家。因此,這我的國家的感覺讓我繼續前進。你看,你變得像一個卡吉爾(Kargil)士兵。你正為你的國家而戰。你為自己的國家工作。我的丈夫進入了印度外交部。我告訴他,「辦不到。我兩不喝酒,當我們獲得自由的時候,我不能在危難中離開我的國家所以,如果你想要你可以去,我不會來。我不想去外交部。」他被削減了工資。那個時候,你知道,300是一個很大的數額。我說,「沒關係,不管什麼,我會留在我的國家。我將在我的國家工作,你在這裡工作,我會一路支持你,我並無他求,我不要什麼,你根本就不會收受賄賂,否則那天我會離開這個。」另外我也說過,「另一件事是我們國家必需發展。」誰來發展?我一直覺得你是我們國家的棟樑。你必需發展這個國家。金錢是什麼?來來去去的。你見過那些有錢的人,他們的孩子去了哪裡?他們發生了什麼事?他們取得了什麼成果?所以我坦率地告訴我,我不會去什麼外交部門,因為外交部算是什麼?我想在我的國家盡一切努力。我做過了很多抗爭,所以你會知道當看到正發生的事,是何等令人失望。但那一天會到來。這個國家將會崛起。如何達到?因為當這情況發生時,當昆達裡尼(Kundalini)升起,人們就會成為自覺的靈,他們會轉化。他們變得極為愛國,非常愛國,他們會理解我們的國家今天所需要的。
他們可以犧牲任何東西。他們可以住在任何地方,他們不會為某種形式而煩惱,你可以稱之為財務方面幫助或其他物質的東西。他們超越了唯物主義。即使在我們國家,成千上萬,也有國外,成千上萬的人。現在霎哈嘉瑜伽正在86個國家工作。他們都很高興,因為有了這個你會得到一種沒有雙重意義的快樂。這不是 快樂 與 不快樂。只有快樂,還有另外一件事,就是心裡平靜。你會變得如此平靜,絕對平靜。你不必擔心任何事。你不必因為看到你所患的疾病而感到緊張。除此之外,還不用擔心各樣的癱瘓症發生在身上。我們在醫院裡有一位很勤力的醫生。我告訴他,「醫生,你的年齡都不輕了。你應該放輕鬆一下。白天你必須休息。沒有必要。你不在辦公室時要休息,或休息下來做別的事情。閱讀或你可以去玩。做點其他事。」他不會聽我,後來他半身不遂,手腳都完全不能動。他甚至不能走路。他無法提起他的腿。現在他沒事,治癒了。但後來我告訴他你因為過於右脈才需接受治療。這非常重要。這是非常簡單的治療,可以很容易做到。例如,你可以在肝臟上放一個冰墊。你可以放一個冰墊在這裡,因為這個部分。這樣的行徑使這個部分變熱了。所以你把冰放在這裡,你放冰。這敷冰方法可幫你許多。也有些其他非常簡單的家常療法,你可以採取。但我會要求你們所有人來到我們的中心。
和旁邊的人對話:[Bhaaratiya?Wahan hai na?Bharatiya,usmein hai ki nahi?]她去了哪裡?
有人回答,「Bhaaratiya Vidya Peeth。」
錫呂.瑪塔吉女仕:如果你住在這個地區,你們都可以來這裡。在每個地區,我們都有中心。所以你們都可以虛心地到那個中心。
你知道,在霎哈嘉瑜伽中,沒有什麼職位階級之分。我們必須謙卑下來。妄自尊大是無用處的。我們要謙卑下來。當我們謙卑下來時,它會非常容易達到及融入自己。否則,它還會是什麼?生命是什麼?如果不能享受。沒有經歷過,那你在做什麼。我知道你安排了很多工作,我理解。我知道你們何等努力工作。但要擺脫,要超越所有緊張和壓力,你必須冥想5分鐘,他們會告訴你如何做。晚上五分鐘便會幫助你。所以,就像你早上洗澡一樣,以昆達裡尼為自己淋浴。她是你的母親。多年來她一直是你的母親,她記錄了你自己的一切。這是你精微的一面,當你想得到自覺,她就渴望被喚醒。她非常渴望,它奇跡地成就了。我很驚訝人們是如何在很短的時間內獲得自覺。對他們來說唯一問題就是,它像一個報春花,或者你可以稱之為’ankuraa’ (掛鉤),它生長但它不會成為一棵樹。所以,你必須一點點地靜坐。你必須在集體內並努力。在集體中,你會忘記一切,你的一切職位。我認識IAS官員和村民一起跳舞,一起唱歌,他們非常喜歡。他們說,「這些我們都知道,但從不想表達出來。」所有這一切都放下了。所有這些外在的束縛都消失了,你就會與集體合一。你知道他們的問題。你知道如把它們解決,這非常好。我認為這是唯一一個必須達到的,沒有別的。如果你達成了這目標,那麼便算你已經取得最後成績。你可以以這個幫助別人。您可以給其他人自覺。你可以拯救他們的生命。我的意思是,你所有的力量都會發揮作用。在這些可怕的鬥爭和各種各樣事情,暴力發生的日子裡非常需要霎哈嘉瑜伽。而且你會感到驚訝,人們得到它是一個恩典。
在土耳其,我們有大約兩千人是得到了自覺的靈。沒有人失去生命或任何事物,甚或他們的房子,他們只有一點點動搖,我會這樣說,但從未跌倒過。整個奧裡薩邦(Orissa),也如此發生。在許多地方都發生,人們剛剛和那些蒙神恩典的人一同得救。我們必會成為那樣。生命裡不能沒有它。這是相當精微的。它很精微,而有時我們必須變得精微的。現在的情況是,我們發現了很多患病的人他們都是右脈得很厲害。整體是右傾的。它絕對可以治癒,絕對在你的控制之下,你亦可以治癒別人。這是我們在這個可怕的混亂期(Kaliyuga)中所擁有的祝福。他們說,這是最糟糕最壞的時候,你看到發生什麼事。但與此同時,霎哈嘉瑜伽的蓮花才出現。
你不需要付費。這是你應該知道的事。任何有人向你要錢,他都不神聖。根本不用付錢。當你成長,成就,當你給別人自覺,那麼你會感到驚訝,你會進入一個新的理解領域,這是無疑惑的醒覺狀態。根據印度聖哲帕坦伽利(Patanjali),它被稱為’Nirvikalpa Samadhi'(無疑惑 三摩地)境界。
現在我們學習英語,我們不會多閱讀印度經典和事情。而那些有閱讀經典的,又會拜偶像,這個那個的,我的意思是他們是宗教狂熱人士,浪費他們的生命。另一邊是buddhivaadis你稱之為知識分子,你看。他們更糟糕,因為他們以為已經閱讀了所有知識。他們已知道一切。現在告訴他們什麼?這事情太簡單,他們不想接受。你不能告訴他們,「直接說吧。」你須以另一種方式獲得它。所以也要瞭解,我們其實還不很瞭解自己。我們必須瞭解自己,而以我所知,為了這樣喚醒昆達裡尼是唯一的方式。我希望你們都會考慮一下,然後我們的中心來獲取自覺。我們有很多中心。你不需要付錢,什麼也不需要,但你要輕鬆的來到。只有在得到視覺後才能放鬆,而不是在此之前。你會驚訝於你會停止衰老。我沒有年老問題。我丈夫也沒有年老問題。我們沒有想及它。這結束了。現在,必會死亡的都將會死去。但在那之前,我們並不擔心。你做的每件事都會有特別神聖的光芒。
我衷心祝福你們,能在你的內在發展這精微的事,同時瞭解那從未瞭解過的自己。你必須瞭解自己。你不需反省,坐下來批判自己或感到內疚。一點都不要。所有該發生都會發生,你會對自己感到驚訝,所有的壞習慣也會自己改掉。
在倫敦 一夜之間,有十二個吸毒成癮的男孩。他們一夜之間戒掉了。我沒叫他們要這樣做。我從不告訴別人,「不要這,不要那。」我從來不會這樣說。但當昆達裡尼上升了,你內心的光,心靈的亮光會給你指引。它會告訴你有什麼對你有害處。你有權拒絕那些對你有害的東西。我知道這有困難。我知道有問題,但你永遠不會察覺它們。比喻你坐在船上,你不會困擾於海有多深。這個就像。你超越所有這些東西,你看見並幫助別人。除此之外,它還可以幫助你的工作,非常有助於你的工作。由於扭力場,你很瞭解你的工作。我的丈夫說:「你怎麼有這個主意?」我說,「我就是知道。好吧!這就是這個想法,我明白了。」現在他有時會驚訝於我如何管理事物。我處理得好嗎?我沒有秘書處。我沒有秘書。我沒有私人助理,沒有。我們在86個國家開展工作。之所以能成功,是因為這神聖的力量是如此有幫助及如此有善。
所以一次再一次,祝你幸運。請來我們的中心。我希望他們能給你地址以及相關資料和你,你可以週六或週日來到,或隨你什麼時候想得到你的自覺。
願神祝福你!
有人說,「錫呂.瑪塔吉女仕(Shri Mataji),他們請求,如果你可以在這裡給他們自我覺嗎?」 […]

香港公開講座 Hong Kong (China)

香港公開講座
1996年3月9日
 
 
我向所有真理的追求者致敬。首先,我們要知道,真理是如其所如的。我們不能改變真理,也不能購買真理。你們要通過中樞神經系統去感知真理。這在梵文叫"Buh",佛陀"Buddha"這個字,便是由此而來的。吠陀"Veda"這個字也一樣,意思是去感知,因此印度人叫古代的經典做吠陀經。
 
無論今天我跟大家說甚麼,你們都不必盲目相信。盲目的信仰已令我們吃盡苦頭。但如果這些說法得以證實,那麼作為誠實的人,你們便要接受。因為這是為了你好,為了你們國家的好處,也是為了全世界的好處。由於這個知識是從印度來的,有些人便不喜歡。但西方文化不知道它的根,如果印度人可以學西方的科學,西方人為甚麼不可以向印度人學根源的科學?
 
現在是一個很特別的時代,在這個時代可以找到真理,這是早就預言過的。但人們被那些愛賺錢的假導師錯誤引導。上天的知識不可能被人拿來兜售。這是上天浩愛的知識,在你們體內有一力量,藏於三角骨中,這骨又叫做聖骨(Sacrum bone)。這表示希臘人知道,此骨有神聖的意義。這個知識存在已有數千年之久,但都是秘密傳授的,一個師傅只教一個徒弟,這是過去的傳統。但在現代,霎哈嘉瑜伽卻把這個知識,給予千千萬萬的人。現在已經有六十五個國家,有霎哈嘉瑜伽傳授。
 
我跟大家講的,是你們進化的過程。通過這個進化,你們獲得真我的知識。你們並不知道真我,同樣,以人類的知覺,你們沒法知道絕對真理。每個人都有不同的頭腦,投射出各種不同的想法。此之所以有那麼多辯論、爭鬥,以至於戰爭。如果每個人知道都真理,便沒有爭論,沒有戰爭。我們要謙卑的承認,我們還未達到那個階段,可以知道絕對的真理。
 
所有古代的經典都說,你要知道你自己。雖然沒有詳細的解釋,但每一本經典都這樣說。今日在座各位便有機會,知道自己的真我。第一個真相是:你們不是這個身體,這個思維,這些思想積集,這個情感,這個自我,你們都是純潔的靈。你們都要成為永恆的靈,這是你們生命的目的。這樣你們便找到了自己。
 
當靈量昇起,便會穿過頭蓋骨,把你連接到無所不在的上天浩愛的力量。你們看這些美麗的花朵,看那些樹木,看這美麗的大自然,你們都視為理所當然的。這些都是奇蹟,我們不這樣想,但其實這些都是奇蹟。是誰創造這些奇蹟?如果你們問醫生,甚麼使心臟跳動?他會說:是自動神經系統。但這自動者是誰呢?如果是一部汽車,那便是有個司機把它開動。如果我們遇到這樣的問題,應知道它必定有個答案。
 
第二個真相是:有一個無所不在的上天浩愛的力量存在,造就這一切關乎生命的工作。如果我們把一顆種子放在地上,它便會自然而然的發芽。你們毋須做甚麼事情,因為大地之母有能力讓種子發芽,而種子則有能力讓自己發芽。同樣我們內在有一靈量(Kundalini),可以自己發芽成長的。
 
你們不要覺得驚奇,你們中國人應該聽說過老子講的「道」。老子說思維是個幻相。思維是由於我們的自我,或思想積集對外界的反作用而形成的,並不對應真實。這個過程造成我們的思維,其虛幻有如一些肥皂泡。所有那些爭論、戰爭,全是由於我們思維中這些虛幻所引起的。因此你們要超越這思維。有人說:「在香港這個地方,怎能一方面超越思維,另一方面又能成功做生意?」其實今天商業上的問題,像經濟衰退等,都是由於這個思維造成的。這是思維反過來控制我們,就好像我們發明了手錶,卻變成手錶的奴隸。我們發明了電腦,卻變成電腦的奴隸。這樣思維便控制了我們。這是一種相對的身分認同,而不是絕對的。
 
如果你們能到達絕對,便能與上天合一,與真實合一,與整體合一。現在你們還沒有整合起來,但靈量會把你們整合起來,你們的注意力會受到啟發。許多人對我說:「母親,我想戒酒,戒毒,戒煙,但卻不能夠。」通過靈的能力,你們很快便能拋棄那些毀滅你們的壞習慣。就好像我在黑夜之中,手裡拿著一條蛇。如果你說我手上的是蛇,我不會把它拋棄,因為我看不見。我會說那是一條繩索。但只要有一點點的光,我也會把那條蛇拋掉,因為我看見了。這就是得到覺悟(Enlightenment有了光)這個字的意思。
 
你們的知覺受到啟發,你們的注意力受到啟發,你變成一個有智慧的、很有知識的人。你立即便能知道,甚麼東西對你好,甚至做生意也如此。同時你的注意力變得毫無執著,你便能看清那些肥皂泡,更能解決那些問題,因為你能做到置身事外。就好像你站在海中央,會害怕那些海浪。但如果你在船上,便能看著那些海浪,享受那些海浪。如果我們懂得游泳,便能跳入水中,拯救許多人,這便是在霎哈嘉瑜伽所發生的。
 
你們超越了思維以後,首先進入無思慮的知覺狀態,再沒有思慮折磨你。好像有個醫生曾對我說:「母親,把我的頭割下來吧!我不想要這個思維了。」你們會變得完全平安,能靜觀這齣世界的戲劇,你們能解決自己的問題。在你們的指掌上,能感應到你們的能量中心,這些能量中心掌管著你們身體、精神、情緒和靈性上的狀況。普通人患上癌症或精神病,他自己是不知道的。但在霎哈嘉瑜伽,你們立即可以在指掌上知道,自己哪一個中心有問題,這是對自己真我的知識。
 
自覺以後第二個階段,是無疑惑的知覺狀態。通過這個力量,你便知道自己是誰,自己怎樣的偉大。同時對自己充滿信心,但不會去宰制他人。你變得很有活力,同時非常有愛心。最近我聽說有些德國的霎哈嘉瑜伽練習者到俄國去,給那裡的人得到自覺。我第一次到俄國時,有二十五位德國的霎哈嘉瑜伽練習者在那裡,我問他們為甚麼要到這裡來。他們說德國人過去殺了那麼多俄國人,我們不是有責任去補償這些過錯嗎?所以單單談論和平,並不能真正帶來和平,那只是些高談闊論而已,你們要從內在找到平安。
 
我現在說的,是關乎全球性的改變,這就是最後的審判。那些愚蠢的人,會跟隨那些假導師,給他們錢財,最後破產。因為那些假導師討好他們的自我,令他們覺得飄飄然。但那些真誠和認真的求道者,會找到真理。很奇怪,人們以為要付錢才可以得到自覺。我還記得有電視台的人問我有多少部勞斯萊斯汽車。我說沒有,只是我丈夫有一部車。他們便說:「你不是做生意的嗎?」我說不是。那電視台的人便說:「如果你不是做生意的,我們便沒有興趣訪問你。」如果人們的了解只是這樣,怎能向他們說些甚麼事情?
 
你們的注意力受到啟發以後,你們可以把注意力放在許多事情之上,改變周圍的環境,幫助身邊的人。你們可以提昇別人的靈量,這樣一個人便可幫助千千萬萬的人,霎哈嘉瑜伽便是這樣傳播的。我曾看見過成績很差的兒童,得到自覺以後,成為全班第一名。還有許多人的病,都被霎哈嘉瑜伽治好。你們不用花錢看醫生,用自己的力量便能醫治。你們內在有這個力量,醫治自己,醫治其他人。這是我們內在最根本的知識,如果能掌握得好,你便成為自己的導師。可惜我們不知道,自己原來能這樣。
你們得到絕對的知識,你們的注意力變得專注。你與上天無所不在的浩愛聯合起來。就好像這個麥克風,如果不是連接到電源,便沒有意義。同樣,如果我們不是連接到這創造我們的力量,我們的生命便沒有意義。有些人用外在的方式,例如行禁食,到喜瑪拉雅山去修行,拋棄了家庭,這些都是不成的。這是要在內裡發生的,這個力量是賜福的力量。你們會知道這是賜福的力量,因為如果沒有這個力量,許多事情根本沒可能發生。
 
例如最近發生的一個奇蹟,有個很好的霎哈嘉瑜伽練習者,她在哈佛大學讀書,她寫信給我,說有個孩子患有一種重病,這病是從家族中遺傳下來的。我回信叫她的孩子練習霎哈嘉瑜伽,後來她回信說,孩子的病完全好了。這位女士現在在墨西哥,替聯合國工作。單單練習霎哈嘉瑜伽,小孩的病便好了,這是一項奇蹟。在印度德里有四位醫生,因研究如何利用霎哈嘉瑜伽治病,得到醫學博士學位。今年中國政府邀請我們到中國大陸,講述霎哈嘉瑜伽如何可以醫治癲癇症。
 
所有這些都在你們裡面,是你們可以做到的。但你們要對真我有信心,不是對這個自我,而是要對真我有信心。這個力量是知識的海洋,我曾見過許多害羞的人,變成演說家。許多從事音樂的人,變成世界知名的音樂家。許多從事藝術的人,變成世界知名的藝術家。你們要知道,你們裡面有多麼大的潛能,現在都顯現出來了。你會感到絕對安全穩妥,充滿自信,充滿喜樂。你們躍進一個新的意識領域,我們稱之為集體意識。通過這個集體意識,你可以感知到他人,感知到自己。你們可以看見這些來自不同國家的人,是如何彼此相愛,彼此關心。你們變成整體的一個部分,微觀的生命變成宏觀的生命。就好像是滴水進入汪洋,變成海洋一樣,最後你們進入喜樂的海洋。喜樂是一元的,不像快樂或不快樂。這是一種經驗,到達那個境界,你的青春不老,你不會感到疲倦,你能夠享受一切。看見些好笑的事情,你都能付諸一笑。
我相信在座各位都是認真的,我所講的事情都會發生在大家身上。只要大家有信心。我不能勉強你們得到自覺,靈量是你們每個人的母親,是純潔欲望的力量。如果你們有這個純潔的願望,希望得到自覺,你便能得到你的重生。靈量是你們的母親,她很樂意給你們得到重生。你們不能在額頭上,寫著「重生」兩字,便得到重生。這是內在發生的,要有一個活生生的機體,不能只是一個人為的機構,因為我們不能組織上天的力量。
 
只要十分鐘時間,你們便可得到自覺。這是你們進化過程的最後一個突破。但我不能勉強你們,那些不希望得到自覺的人,現在便應離開這個禮堂。
 
有些人說提昇靈量很危險。那是因為他們對靈量完全沒有知識。我沒有見過任何人因提昇靈量而受到痛苦,相反那是令人很舒適的。提昇以後,第一件事便是你開始感覺這無所不在的能量,像涼風那樣。在聖經,這叫做聖靈的涼風,古蘭經稱之為魯哈(Ruh),在梵文叫無所不在的生命能量(Paramchitanya),帕坦伽利喻之為改變季節的力量。霎哈嘉瑜伽是很簡易的,你們應該把它視為簡簡單單的。
 
要得到自覺,有兩個簡單的條件.第一你們要善待自己,如果有人曾說你是罪人。把這些話忘掉,說這些話的才是罪人,你們不是罪人,毋須內疚。把過去的忘記,我們要在現在此刻,過去的已經過去,將來並不存在。要寬恕你自己,很久以前作過甚麼事,為甚麼還放在心上?讓它過去吧。
 
第二個條件是:一如你寬恕自己那樣,你要寬恕所有人。有些人說寬恕別人很難,但無論你寬恕或不寬恕,你並沒有做甚麼事情。但如果不寬恕,便會折磨自己,落入錯誤之中。不要再去想這些事情,只要在心裡說:「母親,我原諒所有人。」你會覺得輕鬆得多。還有一樣你們要做的是脫掉鞋子。希望你們不介意,初時在英國,我叫聽眾脫掉鞋子,一半人都走了。
 
霎哈嘉瑜伽不是給那些狂妄自大的人的,也不是給那些愚蠢的人的,那些坐在這裡只會批評的人,靈量不會昇起。在座有些人還在想,是不是要入教?我們要遵從的是一種普遍的宗教,一種內在的宗教。我們不會叫你不要做甚麼,你自己會不去這樣做。宗教應該是內在的,受到啟發的。這才是宗教的本質。我們尊重所有宗教,所有先知和神祇,宗教應沒有排他性。那種想法是錯誤的。過去的先知聖人都沒有這樣教導過。耶穌有提到摩西、亞伯拉罕和其他人。穆罕默德亦有提及所有這些人,還有耶穌基督和祂的母親。我真不明白為甚麼回教徒和猶太教徒要互相鬥爭,他們的聖典是一樣的。真不明白為甚麼他們在波斯尼亞打起來。因為他們的宗教不是內在的,只存在於頭腦中。
 
看這些人多好。你們雙手平放看著我,坐得舒舒服服。然後將左手向著我,右手放在頭頂腦囟處,看看有沒有涼風或熱氣昇起。不是按在頭上,而是幾吋高的地方,看看有沒有涼風或熱氣昇起。如果是熱的,表示你沒有寬恕你自己,或寬恕其他人。現在請這樣做,跟著將右手向著我,將左手放在頭頂處,看看有沒有涼風或熱氣昇起。不要懷疑,不是你頭上裝了冷氣機。你們可以除下眼鏡,然後將左手向著我,右手放在頭頂處。有些人高些,有些人低些,你們把手移動一下試試看。跟著雙手平放看著我,不要思想。這不是催眠,我已將眼睛閉起來,不可能催眠你,你們可望著我。
 
跟著雙手向天,頭稍向後仰,然後問以下任何一個問題三次:「母親,這是聖靈的涼風嗎?」或「母親,這是無所不在的上天浩愛的力量嗎?」或「母親,這是無所不在的生命能量嗎?」問以上任何一個問題三次。跟著可以放低手,並戴上眼鏡。
 
那些在指掌上或頭頂上,感到有涼風或熱氣的人,請舉高雙手。你們大部分人都得到了。這是你們第一次感到那無所不在的生命能量。你們所有人都會感覺到的,那些未能感覺的人,很快也可以感覺到。你們要來參加集體的靜坐,這不是一種個人的練習,你們要來到集體。你們不用付任何費用,有些人接受很快,不久便會進入靜坐的第二階段。有些人要點時間,才能鞏固自己。但你們都能從一顆種子,成長成為聖人。
 
如果你們有問題,可隨時寫信給我。這裡有些澳洲來的練習者,也有一些本地的練習者,他們可以幫助你。你們都會成長為大樹。我明年肯定會再來。但要記住,一定要來參加集體,否則便不能正常生長。你們都要成為自己的導師,這樣便能幫助其他人。你們不要成為耶穌基督所說的,落在荒地不能發芽的種子,你們都要繼續生長。
 
願神祝福大家。 […]

台北公開講座 Shih Chien Hall, Taipei (Taiwan)

台北公開講座
1996年3月6日
 
 
我向所有真理的追求者致敬。首先,你們要知道,真理是如其所如的。我們不能改變真理,我們要在中樞神經系統感知到真理。這就是梵文"Buh"﹝覺﹞這個字的意思。"Buddha"﹝佛陀﹞這個字便是由此而來的。而"Veda"﹝吠陀﹞這個字,意思便是在中樞神經系統感應得到。
 
這不僅是在思維上了解真理,因為思維是個幻相。思維是外在的,我們的自我(Ego)便是由思維造成的,它只是由思維造成的肥皂泡,脫離了現實。離開真實之後,藉著我們的自我或思想積集,我們可以造出各種觀念。就好像希特勒,要把所有猶太人都殺掉,他真的這樣做了。
 
人的注意力不是去了右邊,便是去了左邊。不是去了將來,便是去了過去。所有思維都是由將來,或過去來的。一個念頭昇起然後降下,另一個念頭昇起然後降下。我們便身處這些念頭中間,無法處於現在,但只有現在此刻才是真實。
 
中國有老子,他講的都是霎哈嘉瑜伽。在日本有菩提達摩的禪宗。所有這些教導,都是希望教人把注意力昇得高過思維。超越思維便是真理。
 
我們已告訴過大家,在我們三角骨處有一力量。這塊骨醫學上叫做聖骨(Sacrum bone),表示希臘人知道它是神聖的。這個力量在你們之內,要提昇這個力量,你們才能超越這個思維,高於這個思維。
 
我告訴你們的事情,你們不必盲目相信。盲目的信仰已經造成許多問題。你們只要開放自己,像個科學家那樣。無論我告訴你們什麼,你們都把它看成是一個假設。但如果這個假設能被證實,你們便要相信它。因為這是為了你們的好處,為了你們國家的好處,也是為了全世界的好處。
 
真相是:你們不是這個身體,這個思維,這個自我或思想積集,你們都是純潔的靈。你們說︰「這雙手是我的」,「這個身體是我的」。這個「我」是誰?如果你們問醫生,誰使心臟跳動?他們會說:「是自動神經系統。」但這自動者是誰呢?
 
另一真理是這樣的:你們都看見這些美麗的花朵,各有不同的形態。我們所見的大自然是這樣美麗,這是一項神蹟。但我們並不這樣看,我們視之為理所當然。是誰創造這些奇蹟?我要告訴你們,有一個無所不在的上天浩愛的力量存在,是這個力量創造了你們。
 
在你們體內,這個力量的反映,便是你們的靈量(Kundalini)。直到目前為止,你們有的是人類的知覺,但你們不知道絕對的真理。一個人是這樣的想法,另一個人是另一種的想法,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想法。結果是各種爭論,各種糾紛,以至於戰爭,都一一出現。可是當靈量升起以後,便會推開那些想法,使你進入無思慮的知覺狀態。
 
當你超越了思維,便會感到無比的平安。你成為整齣世界戲劇的靜觀者。那個時候,你會向周圍發放出平安。這樣,你便連接到這無所不在的力量。所有過去的經典,都描述過這個力量。古蘭經稱它為魯哈(Ruh),聖經說它是無所不在的上天的浩愛,又叫它做聖靈的涼風。在印度的經典,它被稱為無所不在的生命能量(Paramchatanya),帕坦伽利把它喻為不同季節的改變。
 
靈量提昇以後,你便變成是得到覺悟的人。不僅得到平安,還變得非常有活力。你完全感到鬆弛,而且在身體上、情感上、精神上都得到醫治,因為疾病是由那些輪穴引起的。
 
這樣你便變成一個有靈性的人,你變得很有活力,同時充滿愛心。所有疾病都沒有了。霎哈嘉瑜伽醫治了很多人,這是用你們自己的力量。這是進化過程中,活生生的力量,這是你們進化過程的最後一個突破。就好像把種子放在大地母親之上,它便會自己發芽成長,因為種子有能力發芽,而大地母親有能力讓種子發芽。
 
這都是自然發生的,不能用錢去購買。以為用錢可以購買神,這是大錯特錯的。神不明白甚麼是錢,也不知道甚麼是銀行制度。
 
現在你們知道,你們都在進化過程的轉捩點上,因此你們才會想去追求它。這是你們得到自覺的時候,這是一個很特別的時代,是最後審判的時代。古蘭經稱之為復活的日子。我亦稱之為開花結果的時代,因為有許多花朵要變成果實。
 
靈量是你們每一個人的母親,她知道你的一切,她知道你的過去,你性格上的取向。作為你的母親,靈量會除去你所有的問題。所以今天在座每個人,都可以得到自覺。
 
當你們的注意力受到啟發,便會變得非常專注。不單如此,你們還可以使用你們的注意力,看它怎樣發生效用。你們的注意力可以成就許多事情,在生意上,學業上,以至在一切事情上。
 
這種美麗的人格,其實在你們之內。就好像這個麥克風,如果不是連到電源去,便沒有了認同。同樣,如果我們不是連繫到整體的能量去,我們也沒有了身分認同。此之所以我們有時快樂,有時不快樂。
 
這個力量具有所有知識,也是愛與慈悲的海洋。通過這個力量,你們可以連在一起。如果你們一起祈求些甚麼,都會實現,因為你們都是聖人。你們會感到欣喜和驚奇,你們的問題如何順利解決,你會驚歎這力量的工作。但我們不能去描述它,只能去經驗它。
 
這樣我們便能躍進喜樂的海洋,喜樂不像快樂或不快樂。你變成一個充滿喜樂的人。你們有與生俱來的權利,去經驗這個力量。當然你們不用付錢,但當你們得到自覺以後,便要尊重你們自己的自覺。種子發芽以後,你便變成一顆樹木。
 
如果你站在海中,會害怕那些海浪。如果你在一條船上,便能看著這些海浪,感到平安。但如果你能游泳,便能跳進海裡,拯救許多人。這樣你便能跳進另一個向度。
 
首先你進入無思慮的入靜狀態,然後進入無疑惑的入靜狀態。這些都會發生在你身上。這些都很簡單,有些人不相信就是如此簡單。其實所有關乎生命的,都是如此簡單的。如果我說要得到自覺,先要拜某人為師,然後又要讀些甚麼書,那你們怎麼辦呢?
 
因此我們現在就要決定,是否要得到自覺。要得到自覺,用不到十分鐘的時間。當然如果有人不想獲得自覺,我們不會勉強你。那些不想獲得自覺的人,現在請離開這禮堂。
 
就如你們在圖上所見,你們左手手掌上有七個能量中心,代表著左交感神經系統,在右手上亦有七個中心。左手的照顧我們的情感和過去,右手的照顧我們的思考和將來。有兩個簡單的先決條件。首先,你們不要有罪疚感,現在感到罪疚好像成為一種潮流。過去做錯了甚麼,忘了它吧。如果你感到有罪,便會損害喉輪的左部,你甚至會產生可怕的疾病,使你的器官疲弱。在這個重要的時刻,如果你感到有罪,靈量便不會昇起。為甚麼你們要感到有罪呢?正如我愛你們,你們也要愛自己,你們必須要有自尊。
 
還有一個中心,在視神經交叉的地方,它們是這樣的交叉。你們必須原諒自己,然後又要原諒所有人,才能打開這個通道。有些人說原諒人是很難的,但其實你原諒與否,你做過些甚麼呢?但如果你不原諒,便落入錯誤的圈套之中,自己折磨自己。如果你不原諒別人的話,你的額輪便會受阻塞,靈量便不能上昇。所以你們可從心裡這樣說﹕「母親,我原諒所有人。」不要想要寬恕誰,你們要一般地寬恕所有人。
 
另一樣簡單的事情是脫掉你的皮鞋,因為大地之母會幫助我們。現在請將雙手向著我,可以把眼鏡拿下來,請將左手向著我,右手放在頭頂以上,看看有沒有涼風或熱氣從頭項昇起。頭稍為低一些,就在頭項的位置,即你們小時候腦囟的所在。移動一下你們的雙手,有些人高些,有些人低些。如果你感到有熱氣,手可以稍高稍低的調節一下。跟著將左手向著我,右手再放上頭頂試試。現在請將雙手平放,不要思想。
 
跟著雙手舉起向天,頭稍向後仰,然後問以下任何一個問題三次。「母親,這是聖靈的涼風嗎?」或「母親,這是無所不在、上天浩愛的力量嗎?」或「母親,這是未來佛(Matriya)的力量嗎?或這是無所不在的生命能量嗎?」問以上任何一個問題三次。跟著可以放低手。那些在指掌上或頭頂上,感到有涼風或熱氣的人,請舉高雙手。
 
願神祝福你們,你們都得到了。你們第一次感到這無所不在的力量。但你們還要學習如何使用它。這不是個人,而是集體的工作,現在已經在六十多個國家發展。你們必須了解這個力量,這樣你便知道自己的榮耀,自己有多大的力量。我們有很多霎哈嘉瑜伽的練習者可以幫助大家。願神祝福你們。
 
現在你們可以問些問題。在座有些人戴眼鏡,那是可以治好的。我今年七十多歲,演講時他們用強光照射我,所以我的眼睛不大好。但這是完全可以治好的,有很多疾病,如血癌等都可以治好,所有這些問題都可以解決。霎哈嘉瑜伽練習者之中有不少人是醫生。
 
問﹕你有聽過奧修大師嗎?
答﹕聽過,他十分可怕。你們要小心,小心那些拿走你們錢財的人。他有一百部勞斯萊斯汽車。當我在美國時,波士頓電視台訪問我,他們問我︰「你有多少部勞斯萊斯汽車?」我說︰「沒有,只是我丈夫有一部車。」他們便說︰「你不是做生意的嗎?」我說︰「不,我們不能以靈性之名做生意。」他們便說︰「那我們沒興趣訪問你了。」那些人是利用你們的弱點,令它滋長擴大。這些都是欺騙,在美國還有些人跟隨一個教超覺靜坐的導師,失去了所有財產,還斷送了家庭。我問他們︰「這是如何發生的?為甚麼你們要給他金錢?」他們說︰「他可以教人控制別人的思想,可以使鐘擺搖動。」於是便對他很有信心,跟隨了他兩年,付出所有錢,連家庭都失去了,連生命的意義也失去了。你們來這個世界是叫鐘擺移動的嗎?這樣簡單的事情也分不清。那個導師又教人如何飛起離地三呎,人們要付六千英鎊去學。為甚麼你們要學昇起離地三呎?那是很愚蠢的,像這種人在美國實在太多。
 
所以我們要有光,要成為自己的導師。穆罕默德曾說︰「你要知道自己的真我,否則不能知道神。」現在你們感覺到這清涼的能量,你不會感到不快樂,你必須要成長。假如這國家有許多人得到自覺,沒有誰可以碰這個國家一下。你們要從內在變得有力量,霎哈嘉瑜伽亦要傳到中國大陸去,所以你們要在內裡成就它。我們要相信上天的力量,這是很重要的,你們要靜坐,並且來到集體。你們每一個人都可以給成千上萬的人帶來自覺,就好像一枝點燃了的蠟燭可以點亮很多枝一樣。明年我還會再來,但你們也可以到印度去,我們那裡有一個中心,全世界各地的人都可以來。謝謝各位。 […]

北京公開講座 Jingguang New World Hotel-Manfulou, Beijing (China)

北京公開講座
1995年9月13日
 
 
我很高興看見這麼多人對霎哈嘉瑜伽感興趣,坐在前面的這位先生,我曾在奧地利看見他,我很驚奇他對霎哈嘉瑜伽有那麼多的了解。中國古代曾經有過很偉大的哲人,中國人相信孔子的人文主義,但是另外很重要的便是老子,老子是降世的大宗師。老子曾經描述過揚子江(長江),我也到過揚子江。老子所講的道,其實就是我們講的 Kundalini,靈性的能量。老子是個詩人,他所描述的方式很隱晦,很微妙。許多人也許覺得老子的道很難明白,可是這個道在世界各地均受到尊崇,而且人們試圖詮釋道是甚麼。
 
老子說,揚子江是個很難去的地方。揚子江的兩岸非常美麗,有一次我坐在船舷欣賞兩岸的風景,坐了三個鐘頭。我從未看過這樣美麗的山巒起伏,好像是畫家畫上去似的,中國的繪畫好像都是受了這些山水啟發的。在開始時,揚子江有許多旋渦大石,很難航行,要很小心地通過。可是過了幾個小時,到達海洋的時候,便變得很平靜了。同樣地,老子說要達到道,在開始時是很困難的,但是到達海洋以後,便變得平靜了。所以我很驚奇老子怎樣把揚子江比喻作這個靈性的能量。老子是個很好的詩人,而且靈性很高。
 
孔子的教訓很對,但人們會問:我們過道德的生活究竟是為了甚麼?為甚麼我們要成為講道德和生活平衡的人?有許多聖人都說我們要有道德,要保持中正平衡,這是為了甚麼呢?這個平衡為的是達到最後的昇進。除非你們得到昇進,沒有任何事物可以滿足你們。無論你在世界那一個地方,那根本的問題都是一樣的:我們為了甚麼活在世上?是不是生下來,然後死去,這樣而已?又或者去掙扎,去擔憂,過著一種痛苦的生活。
 
有些人以為只要有很多錢,便會很開心,但其實那些很有錢的人並不開心,他們比沒有錢的人更不開心。因為他們有貪婪之心,貪婪的人是永遠得不到滿足的。另一些人以為如果他們有權力,政治權力或者經濟權力,他們便會很快樂。可是這些人也不快樂。如果一個人是有頭腦的,便不會為得到周圍看見的東西而滿足,這樣他就有一種不安。在這世界上,我們可以找到數以萬計這樣內心不安的人,但他們不知道自己為甚麼如此不安。他們於是認為要追求內在的平安,這樣他們最少會有一點喜樂。我想在當今世上,有無數人是真理的追求者。
 
通常我們生活在一個相對的世界,不能活在絕對的世界,因此我們有很多問題。一個人認為這樣是好的,有他固定的想法,另一個人則認為那樣才是好的,也有他固定的想法。但他們都得不到滿足,他們還要去找那絕對的真理。在我們被創造和進化的過程中,我們內在已經有一種機制,就是老子所講的道。我想老子當時很難公開說出這奧秘,所以他才把道比喻作揚子江。
 
現在適當的時機來臨了,這是一個很特別的時代,我稱之為開花結果的時代。在許多古代經典上都曾經預言過,會有這樣的一個時代來臨。對我來說這是很明顯的,現在世界上有數以萬計的真理追求者。他們也許還不知道要追求些甚麼。當一個人感到內在那種不安,便開始去追尋,而且會發生許多機緣巧合的事情,連他自己也不能解釋。
 

24

我曾見過你們的總理,那時我跟隨丈夫到中國作官方訪問,我知道這不是一件偶然的事情。我覺得他是個很敏銳的人,他問我關於靈性方面的事情。雖然他不知道我正在做靈性方面的工作,但他能感覺到,並且問我問題。我也遇見過許多中國人,他們都非常有智慧,非常平衡,非常謙虛,非常的甜,遇見他們是一種樂事。我也曾在倫敦看見中國外長的太太,我很驚奇她對文化的看法和我們印度人的完全一樣。所以我很想到中國來,因為我想中國人是很適合得到自覺的。他們很深,很有智慧,而且很甜。他們就好像印度人那樣,很簡單。今天巧合的事情也發生了作用,我在奧地利踫見坐在前面的這位先生,一切都那麼配合。我到過香港,在香港得到自覺的人希望我能到中國大陸來。在一些國家,那裡的人是已經進化得很高的。我不想批評任何人,但跟中國人比起來,美國人就好像是嬰兒一樣,很難跟他們講甚麼事情。
 
舉一個例子,可能不怎樣好,但可看出他們多麼愚蠢。有一位先生,他是國際容格學會的主席。容格(Jung)反對他的老師,並談及人的自覺自悟。那時我六十歲,那位先生相信已經八十歲了。在講座以後,我對他們說容格有些事情還是不了解的,他們都很驚訝。然後那位老先生說要見我,傾談一些私人的事情,要知道我的地址。他來到我家,我問他有甚麼問題,這位八十歲的老人便談起他的生活。他說自己有一位情婦,但他是天主教徒,所以不能跟這位情婦結婚,也沒有將這件事情告訴太太。現在他太太已經去世了,他要求這位情婦嫁給他,可是這位女士卻不願意嫁給他。他問我能否以我的靈性能力幫他一個忙,讓那位女士跟他結婚。我問他的情婦有多大?他說是二十五歲。這位先生已經是八十歲了,混身抖顫,還想這樣愚蠢的事情!在美國這種事情很普遍,我已見怪不怪。
 
同時美國人不懂得靈性方面的事,有一次在旅途中,有位女士問我是否知道印度有一位師傅,我問這位師傅有甚麼特別之處?她說那位師傅能憑空變出手錶、鑽石來,然後把鑽石送給人們。我問她為甚麼要跟隨這樣的師傅,是為了鑽石嗎?她說:「這次他給我們一個折扣,有便宜為甚麼不取?」對他們來說,靈性的東西也可以作市場推廣。在美國有許多這類兜售靈性的導師,但我肯定他們在中國一定不會受歡迎。
另外有一種,就是教人飛起離開地面三呎。要學的人須交六千英鎊,許多參加的都是美國人。我想沒有一個中國人或者印度人會想學。那些假導師都到美國去,因為印度人是很有智慧的。那些人把房子賣掉,令子女退學,面臨破產,我問他們為甚麼要這樣做?為甚麼要飛起離地三呎?他們說能夠飛很了不起,但在練習的過程中,他們都弄傷了屁股,所以到我們這裡來。印度人很聰明,不會相信那些假導師,所以那些假導師全都跑到美國去。我第一次到美國時,便勸告美國人不要相信那些假導師,後來我九年沒有到美國去,那些假導師都大行其道,賺了大錢。但我們應該知道,我們不能用錢去買我們的進化。這是一個生命的過程。這裡需要一點智慧,如果一個人很蠢,便很難向他解釋這一點。也許中國和印度都是很古老的國家,因此比較成熟。
 
那些美國人,還有歐洲人,老是想將他們的文化強加於我們身上,好像這一次世界婦女大會,許多人都說要爭取自由,要有這個權利,那個權利。我到過世界許多國家,霎哈嘉瑜伽已在六十五個國家流傳。如果說這樣子去爭取,婦女便得到自由,那是荒謬的。她們只有爭鬥的自由,穿著暴露衣服的自由。從任何角度看她們都不自由。有一次,一位地位很高的美國婦女來到我丈夫的會議,她開始自誇自讚,說他們很自由,並給子女有完全的自由。她更問我有沒有參觀過倫敦的酒吧,她有所有酒吧的名單,她說酒吧是倫敦出名的旅遊點,她最喜歡的一家叫隱士酒吧,我當時想倫敦怎會有隱士呢?她說從前有個人住在一個骯髒的小房間裡,後來他死在裡面,沒人知道。房間發出惡臭,還有許多蜘蛛網。她說這個地方使你有遠離塵世的感覺,許多遊客要到那地方去,因房間太小,很多都擠不進去。我對她說:「對不起,我沒有到過那樣的地方。」不久以後,我聽見關於她的消息,這位女士曾經向我炫耀,說印度人不給孩子自由,而他們則給予完全的自由。他們自己喝甚麼,也給孩子喝甚麼,令他們開開心心的。她有兩個孩子,一個十四歲,一個十二歲。我聽見令人吃驚的消息是這樣:這個十二歲的孩子生日,喝了很多酒,而且令家中失了火。結果他們夫婦兩人,連同兩個小孩子都燒死了。可見他們的自由其實是一些束縛。真正的自由是一個人能夠遠離那些壞習慣,那些毀滅人的文化。西方的問題是他們認為每一刻都要享樂,而他們享樂的方式都是自我毀滅的。例如他們舉辦賽車,許多人都因此死去。他們還有許多自我毀滅的享樂方法,都是會殺死自己的。
 
通過這些愚蠢的享樂方式,他們完全失去了頭腦。比方這位美國總統夫人認為到中國來,有權說甚麼都可以。她不但不感謝中國舉辦這次世界婦女大會,反而自我吹噓。她說中國不應禁止婦女生育,應讓婦女生育多少也可以。這對美國或者可以,因為小孩子都不願出生在白種人的國家。因為小孩子是很有智慧的,他們不願意出生在父母把孩子殺掉,人人都迫害孩子的地方。所以中國人和印度人便要負起生孩子的責任。因為孩子們都想生長在我們中間。所以這位美國總統夫人根本不知道世界是怎樣的。她的言論到處受到批評,有些報章更說,要中國多生孩子也可以,但生出來以後,要送到美國去。不過對孩子來說這不啻是種懲罰。在美國,女兒跟父親在一起也不安全,每天都有關於這類事情的煽情報導,令人感到羞恥。
 
還有許多事情可以說,但你們是具有大智慧的人。當我說這些事情時,你們都在我這一邊,如果對美國人說,他們便會反駁:「有甚麼不對?我們有權作自己喜歡做的事情。」在霎哈嘉瑜伽我們可以了解,我們沒有甚麼需要向這些美國人或者西方人學習。他們追求卓越,追求進步,但不知如何利用這些進步。好像如果你到美國去,看見有個人梳一條辮子,他便是個男人。如果是剪短髮的,便是個女人。我們甚至不能分辨他們是男是女。有個有趣的故事,有一次,一位男士在機場看見一個女孩子,她的穿著像男人一樣。於是他便向旁邊的一位男士說:「我不喜歡這女孩子穿得像男性一樣。」那位男士回答說:「有甚麼不對,她是我女兒啊。」那位男士於是道歉說:「我不知道你是她的父親。」「不,我是她的母親!」這些荒謬的事情有甚麼可取?他們常常發明新的荒謬玩意,然後說:「有甚麼不對?」
 
許多人都說,終有一天,中國會起來,東方的老虎會發出吼聲。今天正是這樣。且讓那些人去批評,誰都知道他們是怎麼樣的。法國有一位政治家也批評這一次世界婦女大會,他說不要老是批評法國在太平洋進行核試,應該批評這些中國人,把世界婦女大會搞得這樣人工化。在世婦會上人們討論道德的問題,但法國人不喜歡這一套。儘管法國是最古老的天主教國家,但法國有條不成文法,就是主婦可以賣淫。他們怎可能喜歡這些以道德為本的中國人和印度人呢?
 
因此要知道,就道德和靈性兩方面來說,你們都被放在很高的位置。過去印度跟中國有點誤會,但這些很快會過去,因為從根本上來說,我們是一樣的。印度人對中國人有很大的愛和尊重。印度的軍事總司令是個霎哈嘉瑜伽修習者。我告訴他說,過去我們犯了許多錯誤,中國也犯了一些錯誤。他也承認這些錯誤。他還說他到中國訪問時,中國給他紅地毯式的歡迎。所以我們要知道,在中國這個國家,基本上已經有很好的靈性基礎,這跟共產主義還是西方民主都沒有關係。這些都是外在的,民主你也可叫它暴民政治。重要的是你的進化有多高,而不是你在外面所擁有的。我想這種內在的進化已經在中國這個偉大的國家迅速地發生,只要你們不干預政府,就可以了。所以我們不要因為社會主義或西方民主而互相分開,這些對我們來說都是沒有分別的。我告訴你們這些故事,好讓你們知道,那些自以為很自由的人,其實都是一些荒謬的人。
 
我跟中國人在一起的經驗是很美好的,不知現在怎麼樣,但上一次到中國時,我很驚奇中國人是多麼的誠實,而且他們很敏銳,無論他們邀請我丈夫到那個機關去,通常他們都邀請我。我不過是個家庭主婦,但他們這樣的尊敬我,使我驚奇。有一次在北京一家酒店,我的趾環掉了出來,然後我們到大寨和其他地方去,最後到達上海。我很驚奇他們把我的趾環寄來,而且把它很小心的包好,我不明白為甚麼要這樣的不厭其煩,這令我很感動,這裡面可以看出他們多麼愛我,因為我那時不是個甚麼特別的人。
 
所以我覺得中國人是極之友善和有愛心的。而且他們有一種靈性上的敏感,因為他們對待我的方式不是用來對待一個家庭主婦的。有一次在倫敦有個展覽,我因為遲了不能去,但他們為我把展期延後了兩天,好讓我能參觀。由於他們的智慧,他們就得到轉化。但是沒有智慧的人不能明白,他們是需要得到轉化的。
 
我講的是一種世界性的轉化,現在是全球作轉化的時間。當靈量昇起時,她穿過上面的六個能量中心,改善我們身體、情緒和靈性的存在。這些能量中心很重要,因為它們是我們存在的基礎。靈量可以稱為一個潛藏的能量,是我們的第五個能量。我們的頭腦只有有限的能量,因此如果是可能的話,我們要有外界的能量。我們知道那些經常想著過去或將來的人會有問題。一個念頭昇起,然後降下,另一個念頭昇起,然後降下,而那些人終日在這些思潮起伏中間。當靈量昇起時,便把這些思想拉長,在中間出現了一個空隙。這是一個生命的過程,是要自然而然地發生的。在一個念頭跟另一個念頭中間有一個空隙,那就是現在此刻。在此你可進入無思無慮的知覺狀態(Thoughtless Awareness),你沒有思想,但是覺醒的。這就是我們平安的種子,這就是今天我在世婦會上說的,如果沒有內在的平安,又怎會有外在的和平?我看見過許多拿過和平獎的人,他們脾氣都很大,與他們談話要先拿個許可證。我不知道他們為甚麼可以拿到和平獎,他們只是口頭上說和平。除非你有內在的平安,否則便不能在外創造和平。
 
我要告訴你們在莫斯科的霎哈嘉瑜伽的修習者是怎麼樣的,你們會驚奇他們的改變有多大。我在的時候他們的政治局勢很困難,我問他們有沒有為自己的處境擔心。他們說:「母親,我們現在已在上天的國度之中,為甚麼要擔心這裡發生的事?」蘇聯人這樣說很令人驚奇。當然他們有百分之三十五到四十的人是崇尚西方的。但在中國,我相信有很大比例的人是進化很高的。
 
我很簡短的跟你們說,這個全球性的轉化發生了以後會怎麼樣。首先你們會得到醫治,所有身體的疾病都治好了,我們在印度德里有四位醫生,因研究如何用霎哈嘉瑜伽治病而得到醫學博士學位。霎哈嘉瑜伽是種後設科學。即使你不是醫生,也能醫治自己,醫治他人,而且完全不用錢。因為你們意識之中有了靈體之光,因為我們不是這個身體、這個思維、這個情緒、這個智性、這個自我、這個思想積集,我們都是純潔的靈。除非我們知道自己的真我,否則便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甚麼。就好像這個麥克風,如果不是接駁到電源去,便沒有甚麼意義了。同樣我們要連接到靈性的整體力量,或稱上天浩愛的力量去。聯系建立以後,你便有更大的能量。你變得很有活力,同時很有愛心。我今年七十三歲了,但每隔三天便遠行一次。我從法蘭克福乘飛機來,坐了九到十個小時,他們就立即把我帶到會議中心去作和平的演講。為甚麼能這樣?因為我不擔心。當你在中央,便是在現實之中,便是在現在此刻。這時上天無所不在的浩愛力量便會照顧你,會發生許多巧合的事情,就好像有很多人在照顧著你那樣。你們得到保護,得到幫助,得到祝福。你會拋棄所有的壞習慣,甚至美國人也能在一夜之間改變了吸食藥物的習慣。同時你們的注意力受到啟發,無論我們把注意力放在甚麼地方,都能發生作用,會發生許多像奇蹟般的事情,連你們自己也不能相信。你們在霎哈嘉瑜伽成長起來以後,他們便會告訴你許多奇蹟般的事情。而且你也會寫信給我,談發生在你身上的奇蹟。現在我們已經有許多這樣的紀錄,不知怎樣處理才好。
 
這種愛,這種識見是存在的。好像坐在前面的霎哈嘉瑜伽修習者來自不同國家,像個聯合國一樣。這種改變是在你們基因上的。很奇怪,我們都不知道自己的偉大。我們要尊重自己,因我們是人類,都在進化的頂點。現在時間來臨了,你要知道你自己,知道自己多麼有力量。
 
這樣我們的生命便充滿了平安和喜樂。你們也有能力去提昇別人的靈量。你們許多的能力,像智性和知覺的能力,都會變得很強。而且你會自動選擇道德的生活方式,沒有人要告訴你些甚麼。還有許多可以發展出來的特性,在短短的一次演講不可能講完。我曾看見有些人很好地解決了他們的問題,他們沒有了貪婪,自然地變得很道德。最重要的是你變成一個普遍的存有,像滴水變成汪洋一樣,老子也這樣講過。我相信你們都能做到,在裡面生長,並享受其中之樂。最美妙的是你躍進了喜樂的海洋。喜樂是絕對的,沒有快樂不快樂兩面。
 
謝謝你們。我非常高興,我們終於能到中國來。謝謝你們。如果你們有甚麼問題,我可以回答。
 
問(1):東方的道德系統能夠拯救這個世界嗎?
答:一定可以。通過拯救人類,便可以拯救這個世界。
 
問(2):你講了許多關於這種瑜伽,請問是否可以教授我們?
答:這完全是自然而然的,沒有甚麼可以教授。只要將兩手這樣平放,便可感覺得到。你會感到有陣陣涼風流向你。這就是我所說的上天浩愛的力量了。你也可以在頭頂上感到這種涼風。高一點。你看,有陣陣涼風從你們頭頂上出來。還有甚麼可以教授呢?你們要知道的是怎樣去運用這個力量,這樣你就全部都知道了。你們要知道的就是這麼多。在座有些修習者會再回來教你們,這樣你們也會變成專家了。
 
問(3):我們中國氣功有一定練習的技巧和時間,比如每天練習多久等等。我想知道霎哈嘉瑜伽是否也有這一些?
答:沒有,你願意在甚麼時間靜坐都可以,不需要勉強,你自然會知道怎樣做,你會成為自己的導師。這是內在的,會在裡面發生作用,你要做的是讓它有機會生長。你們要知道,這是個生命的過程。就好像你把種子放在母親大地上,它便能自己發芽。你不需要告訴母親大地或者種子,叫它發芽。所有力量都是內在裝置好的,它就自己發芽。因為這是一個生命的過程,首先要知道,我們不能用錢去購買它,也不能強迫別人得到。另一樣是這個生命的過程不是為了那些愚蠢的人的。這是你們本有的,你們不欠誰的,是你們內在的母親造就這項工作。她是你們每個人的母親,她知道你的一切,她很希望能夠給你重生。還有其他問題嗎?
 
問(4):你有聽說過印度有一位師傅叫賽峇峇(Sai Baba)的嗎?
答:當然聽說過,他是個很可怕的人。他就是我剛才說的那個憑空可變出鑽石的那個人。有一次四部攝影機對著他,便照出他是弄虛作假的。他在空中取出瑞士手錶這類東西,他催眠了觀眾,所以他們不能看見他是怎樣取出來的。他受到揭露,因為攝影機沒有受他催眠。這個人是很危險的。我不知他怎樣去催眠別人,但那些人的眼睛變得很弱,甚至盲了。另外他會使人生心臟病。每當我看見這些狡猾、貪婪和偽善的導師,真覺得當一個印度人也很羞愧。
 
問(5):你所講的是個男人還是女人?
答:是介乎兩者之間。跟隨他,有許多家庭都因此而破碎。如果太太相信他,丈夫便死掉。如果丈夫相信他,太太便死掉。我相信沒有中國人會喜歡他。他興建了一些廟宇,建築和顏色都很可怕。你們不會喜歡,因為你們有藝術家的本性。對我來說,他就好像是個惡魔一樣。他毀了那麼多人。他稱自己為「真正的賽峇峇」。過去印度曾出現過一個像老子這樣的宗師,叫賽乃夫(Sai Nath,賽峇峇的別名)。現在這個人說他是「真正的賽乃夫」。為甚麼要這樣說呢?我會叫自己做「真正的錫呂‧瑪塔吉」嗎?同時你們應看看他的臉,他的臉像頭大水牛一樣。在印度人們相信他一定是一頭像大水牛的邪魔,叫Mahishasura再世的。
 
問(6):像我這樣的人,要多久才能實現內在的平安?
答:已經實現了,就在當下此刻得到。
問:我感覺不到。
答:感覺不到嗎?到前面來。
問:你在的時候我能感覺到。
答:不要緊,通過靜坐成長了以後,便能在甚麼時候都能感覺到,這是沒有問題的。
問:另外有一個問題,就是我們靜坐的時候要不要點香?
答:不要,現在的線香都製得很差,所以不要點香了。
問:我們靜坐時需要找一個靜室,還是甚麼地方都可以?
答:甚麼地方都可以。我們無時無刻都要在無思慮的知覺狀態之中。沒有思慮地去觀看每一樣事物。就好像我們前面有張美麗的地毯,如果我在想這樣美麗的地毯我也要買一張,不知那裡可以買到等等,我們腦袋裡便有許多念頭。又如果這地毯是屬於我的,我便會想怎樣去保養它,不要弄髒它等等。但如果我只是觀看它,沒有思想,那樣藝術家放在裡面的喜樂便如一股平安之流流下來。慢慢地,你們都會發展出我們稱之為無執著的靜觀狀態。在這種狀態你們不對事物起反作用,只是去享受。
  […]

香港公開講座 Hong Kong (China)

香港公開講座
1995年3月3日
 
 
我向所有真理的追求者致敬。
 
首先,我要說,真理是如其所如的,我們不能改變真理,也不能組織真理。很可惜,以人類的知覺,我們不能知道真理。我們的知覺要經歷一些轉變,才能知道那絕對的真理。無論我對你們說甚麼,你們都不要盲目的相信,你們不應該有盲目的信仰。盲目的信仰已引起太多的問題。你們要像科學家那樣,有開放的頭腦,就好像我把一個假設放在你們面前,如果這個假設得以證實,那麼你們便要接受它。因為這是為了你的好處,為了全世界的好處,同時是為了你的家庭,你的國家的好處。
 
如果我們知道絕對的真理,我們便不會有甚麼問題。每個人都有不同的信念系統,不同的想法,並且互相鬥爭起來。好像我現在坐在你們面前,你們不會作爭論,因為你們都看見我坐在這裡,你們不會有甚麼爭執。絕對的真理對我們來說都是同一的。
 
我們告訴你的那個能量系統,是在進化過程中早就存在於你們內裏的,只是我們不曾察覺。有一個靈量(Kundalini)在三角骨之中。這塊骨又叫聖骨,表示希臘人知道這塊骨是有神聖意義的。這個能量是你們每個人的母親,她知道你的一切,她知道你的過去,她知道你性格上的取向和意願,同時她很希望你獲得重生。
 
在梵文中,一個得到自覺的人又叫作一個得到重生的人(Dijaha),意思是他得到第二次的出生。同時梵文裡,一隻鳥兒也叫做Dijaha,因為鳥兒首先生為蛋,然後再變成鳥兒。同樣,一個普通的人好像一隻蛋那樣,他要變成一個更高的人,好像小鳥那樣,自由自在。因此他要得到重生。但不是領得一紙證書,說你已經得到重生,其實是沒有的,這是要實實在在發生的。你們要獲得一個得到重生的人的力量。
 
在這個世界,許多人宣稱他們是誰,是甚麼等等,這只是一張證書而已。當靈量昇起時,她滋養你所有的能量中心。這些能量中心掌管著我們肉身、情緒、精神和靈性上的狀態。當靈量昇起後,便會在肉身、情緒、精神和靈性各方面滋養你們。這樣你們便會沒有任何身體上的問題,沒有任何精神上的問題,同時沒有任何靈性上的問題。
 
這是要實際發生的,不是說有一個人宣稱你現在已經是得到自覺的靈,而是要有一些事情發生在你身上。這是一個活生生的進化過程,也是你進化過程的最後一個突破,是你要去獲得的。這是個生命的過程,你是不能用錢去買的。好像你把一顆種子放在母親大地上,它便自己發芽。因為種子有內在的力量自己去發芽,而大地也有內在的力量使種子發芽。這是早就在你們裡面安放好的。
 
我們要知道為甚麼?我們要追求的真理是甚麼?今天我剛剛讀到一篇文章,說某個自稱的聖人,有能力在空中變出瑞士手錶等技倆,而另外有個導師說可以教你離開地面飛起三呎。於是人們付出數千英磅去學如何飛起離地三呎,同時為自己帶來更多的問題。所有這些荒謬的事情卻被那些真誠的真理追求者接受。
 
第一個真相是︰你不是這個身體、這個思維,你們都是純潔的靈。你們看這些美麗的花朵,我們甚至不去想,這些其實是個奇蹟的創造。且看他們是如何不同,有不同的形態、顏色和香氣。是誰令事情這樣發生的呢?如果你問醫生,是誰使心臟運作的?他會說是由於那個自動神經系統,但這自動者是誰呢?他們便不能回答。因此你們要成為純潔的靈。
 
這是很簡單的,Saha的意思是簡易,另一個意思是與生俱來。你們與生俱來有這個權利,與那個無所不在的上天力量合一,這個力量創造了生命的一切奇蹟。這個上天微妙的力量造就一切關乎生命的工作。所有有關生命的工作都是由這個力量去造就的。人們稱之為不同的名稱,在聖經裏叫做聖靈的涼風,在古蘭經叫做魯哈(Ruh),同時又被稱為上天無所不在的浩愛。在梵文叫Paramchaitanya,即無所不在的生命能量。無論叫甚麼名字,都是指同一個力量,這個力量對我們很重要。
 
靈量昇起,就好像一棵種子放在大地之母上發芽成長一樣。但對於那些愚蠢的、白痴的人,或者是那些狂妄自大的人,卻不會發生。他們只會受那些假導師吸引。
 
當我們追求真理的時候,我們會去找尋那些宗教。今天的宗教不是變成追求金錢,便是追求權力。但如果你按那些宗教原來的樣子,一般人是很難去跟隨的。好像耶穌基督,他是個偉大的降世神祇,是純潔的「道」(logos),祂能在水上行走。祂在馬太福音第五章說,如果你的眼睛犯了淫邪,你便把那隻眼睛挖掉,如果你的右手犯了罪,你便把右手砍掉。祂說如果有人打你的左臉,你讓右邊臉也給他打。但我沒有看見有那一個基督徒把眼睛挖掉,把手砍掉。我到過世界上許多國家,我自己也是在一個基督教家庭出生的。相反,我發現那些基督教國家都把道德束之高閣。他們不道德的行為,很難令人相信,他們和耶穌基督有甚麼關係。他們公開的違反耶穌基督,完全不感到懼怕。那些教會叫人捐出十分之一的收入,那是為了甚麼?這些明眼人都能看見。作為一個真理的追求者,你們要知道,你們不能用錢來買你的昇進。
還有一些關於求道和昇進的可笑觀念。好像在芝加哥,天氣很冷的時候,有個可笑的Hare Rama的人來,穿一條印度的土褲。我說天氣這麼冷,你為甚麼要穿這種土褲?我又問他為甚麼要剃頭?他說他的導師告訴他,要得到解脫就得剃頭。印度有位大詩人叫伽比爾(Kabir),他說︰「如果剃頭便可以上天堂,那麼那些綿羊每年剃兩次又怎麼樣?」這是個天大的笑話。那些人行倒立,跑到喜瑪拉雅山去,行禁食,為的是要看見神。神是慈愛的天父,有哪個父親願意看見你捱飢受凍的去見他的呢?祂是眾父之父。因此你們首先要知道,這個無所不在的力量是知識的海洋,同時是喜樂和奇蹟的海洋,也是慈愛的海洋。更重要的是,它是寬恕的海洋。你們必須對自己有信心,對自己的真我有信心。你們會驚奇,靈量昇起以後,許多疾病都得到醫治。在印度德里,有四位醫生,因利用霎哈嘉瑜伽治好不治之症,而獲得博士學位。如果你是真理的追求者,你便能得到。但你要真心真意的去追求。你們要對自己有完全的信心,今天晚上,你們都可以得到自覺,這是會發生在你們身上的。
 
整個過程只須十五分鐘左右。你們會驚奇自己是如何的偉大,如何的榮耀。同時你會在自己裡面找到平安。我見過許多和平組織的人,有些還得過和平獎,但他們脾氣很大,我真不知他們是怎樣得獎的。你跟他們談話,要先申請個許可證。我們內在要有平安,在裡面有平安,才能向周圍散發出平安。
 
你們不是活在過去,便是活在將來,不是想著過去,便是想著將來,我們的思維時刻都在思潮起伏當中。當靈量昇起,便將思想中間的空隙拉長,那個中間的空隙便是現在此刻。如果我叫你們停留在現在此刻,你們不能夠做到。過去的已經過去,將來是不存在的,當下此刻才是真實。因此我們要在當下此刻成長。在當下此刻,你沒有思想,只有平安和靜默。你到達的境界叫無思慮的入靜狀態,或叫無思慮的覺醒狀態。你沒有思想,但有很敏銳的知覺。無論你看見甚麼,聽見甚麼,都好像是你腦海中的一幅照片。
 
這種轉變使你的性格變成一個寧靜和平的人。這個靈量整合我們的注意力、思維和心靈。還有許多可以向你們說,這種轉變可以使人轉化,過著一種好像天使般的生活。
 
我很驚奇,在俄國,有60~70%的人,思想是純潔的,他們沒有那些社會的制約,他們完全沒有物質主義。俄國政府曾計劃讓他們擁有房屋,他們都說不。雖然共產主義不是好東西,但我很驚奇俄國的人變得這樣的純潔,沒有任何的思想積集。他們許多都是科學家,有二千五百位科學家來到我的醫學會議,開始時我跟他們談科學,但他們說︰「不,母親,不要談這個,我們都知道科學,現在我們想知道上天的科學。」
 
看見這些人接受霎哈嘉瑜伽,真是令人鼓舞。有個笑話是關於一個美國的霎哈嘉瑜伽練習者和一個俄國的霎哈嘉瑜伽練習者的,俄國的那個練習者問美國的那個,有多少美國人練習霎哈嘉瑜伽?那個美國人說五十六,那個俄國的練習者說﹕「天啊!在陶里阿蒂,我們只有二萬一千人,你們那裡有五萬六千人嗎?」可見美國人還好像是嬰兒那樣。任何人都可以到美國去愚弄他們。
 
現在且看你們這些香港人,中國人是以智慧見稱的。你們要知道,生命的目的不是我們現在的所有。我們都不是在喜樂之中的人。純潔的靈的本質是它能啟發你的注意力,這樣你們便可得到上天的分辨能力。這樣你們便會知道,甚麼是對你好的,甚麼對你不好,甚麼會建立我們,甚麼會毀滅我們。
 
我從不叫人不要這樣做,不要那樣做,因為這樣說一半人都會走了。但當他們獲得自覺後,有了靈性的光,他們便會看見自己有甚麼問題。好像如果我手中拿著一條蛇,我是個很頑固的人,又在黑暗之中,有個人叫我拋掉那條蛇,我是不會聽的,因為我很頑固。除非那條蛇咬我一口,否則我是不會將它拋棄的。但如果有一點點光,我便會立即拋掉那條蛇。同樣,我們會立即拋棄那些毀滅我們的習慣。你們不用去爭論,只是拋棄了它。吸毒的問題可以這樣去解決。在霎哈嘉瑜伽,有些人一夜之間戒除了毒癮。
 
有一個新的種類,美麗的人已經出現。霎哈嘉瑜伽已在六十五個國家發展,甚至在一些回教國家,好像是突尼西亞、阿爾及利亞和土耳其。我曾看見數以千計的這些人,我從沒有看見他們爭論或吵架,相反,他們享受在一起的經驗。你會看見他們真正的彼此相愛,就好像一個聖人享受遇見另一個聖人一樣。因此你們在世界各地都有你們的弟兄姊妹。由於良好的注意力,你們也得以昌盛。你們的生命充滿了祝福。在這簡短的演講裏,我不能逐一說給你們聽。
 
只需要十五分鐘左右,你們便可變成聖人。你們不需要拋棄任何東西,不必穿那些可笑的衣服,甚麼也不用做,只要坐在椅子上便可。 […]

英國倫敦公開講座 Royal Albert Hall, London (England)

英國倫敦公開講座

1994年6月5日 皇家艾伯特演奏廳

我向所有真理的追求者致敬。開首之先,我們要知道真理是如其所如的。你不能改變它,不能描述它,你不能說你知道真理,除非你真的知道真理。最大問題是人們以為自己知道真理。他們是以自己思維能力瞭解所謂的真理。若真理人人皆知便不再有爭論、糾紛。我們要知道絕對的真理。若我們真的知道真理,便毋須討論或持甚麼見解。我坐在你面前,你知道我坐在你面前,沒有人說我不是坐在你們面前,因為你們親眼看見,但絕對的真理是要透過你們的中樞神經系統去感知的,這個知識在我的國家,你們的國家,甚至其他國家都已存在,但知道的人十分少。真正的知識是你們進化過程的知識,當你們進化成為人類,你們還未完全完成整個進化。人人都可以看見人類互相爭鬥、衝突。

甚麼是真理?真理就是:你們不是這個身體,這個思想、這個情緒、這個頭腦、這個超我、這個自我,你們都是純潔的靈,這就是事實。所有宗教都不斷說明有關個人的轉化,你們要透過宗教而得到轉化,沒有一個宗教說你們跟從宗教的目的就是要跟從宗教。但我們要透過宗教去轉化自己。除非我們真的得到轉化,除非你的知覺在進化過程中得到突破,否則你便不能以中樞神經系統知道真理。例如,我們可以感知那些地方涼,那些地方熱,這事實是不能被否認的。透過這樣,我們要知道創造者在我們身上做了何等多的工作。在我們人類體內有這些能量中心,正如你們在能量系統圖中所見。

還有另一個真理你們要知道的,你們看見周圍美麗的花朵,我們視為理所當然,我們甚至從不去想這些不同的花朵怎樣從種子裡生出來,大地母親做了甚麼工作,任何有生命的東西,我們都視為理所當然。誰令我們的心臟跳動?若我們去問醫生,他們會說這是自動神經系統,但這自動者是誰?誰發動這一切?你們不能回答,例如為何你們會在這地上,為何我會在這地上。我們沒有認同,沒有目的,這些問題都很容易解答,若你們知道另一個真理,就是知道有上天無所不在的浩愛力量,造就一切有生命的工作,這是我們以前不能感知的,祂可被稱為生命能量(Paramchaitanya),或稱為魯哈(Ruh伊斯蘭教的稱呼),有很多不同的名字去稱呼,都是指那無所不在的能力,造就一切有生命工作的力量。那無所不在的力量造就一切有生命的工作,但我們不知道,故我們要真的感覺到。透過靈量(Kundalini)的提昇,我們便能感到。這力量是你所有的,靈量是你所有的,就如一顆種子,有生長發芽的時候,你們的靈量也有生長發芽的時候。如一顆種子在大地母親處生出來,你們的靈量也同樣提昇穿越六個能量中心,再穿過頭蓋骨,與上天無所不在的力量聯合,就是這樣簡單,這是自然而然的。我們把種子播在母親大地上,我們做了甚麼呢?我們甚麼也沒有做,只有大地母親有力量去孕育種子,種子有力量去發芽生長。故此這是你所擁有的力量,就是藏在你們的聖骨處,故這骨被稱為聖骨,靈量從聖骨處提昇,不會傷害你們,有些書籍描述靈量提昇是恐怖的經驗,我以前從未看過;這不是真理,因為靈量是你們的母親,這可稱為上天力量的母性表現,要知道她是你個人的母親,她知道你所有的一切,她就像一盒錄影帶,紀錄了你所做的一切,所想的一切,這是我們的禮物。我們要與上天無所不在的力量聯合,就如這個麥克風,若不是接駁到總機,便沒有甚麼用,同樣,我們要接駁到那偉大的力量,這樣我們便知道自己,也知道別人,更知道上天的浩愛是甚麼。

若我們得到接駁,會怎樣呢?首先你得到真我的知識,所有的能量中心都得到啟發,你開始感到你有甚麼問題,之後,你也感到別人有甚麼問題。你同上天有聯繫,你能感覺他人,並知他人是誰,他人的能量中心。假如你知道如何改善自己及別人的能量中心,你便能解決問題。世界上大部分的問題都是出自人類,人類大部分的問題都出自那些能量中心,無論是身體、心理、思維、情緒,或靈性,所有問題,甚至是政治、經濟或社會的問題,所有問題皆出自你們的能量中心,你們是可以改善的。要醫治這些能量中心,你要經過轉化,這轉化過程稱為自我醒覺(Self-realization),或稱為得到進化的靈。任何宗教都有得到覺醒的靈,但這統統被忽視,從沒得到尊重。有一天我看有關真知派的書(Gnostic)及他們的經驗。裡面所說的全是霎哈嘉瑜伽,「霎哈」(Saha)指一起,「嘉」(ja)指出生,你們一出生便帶有這力量、這權利,成為進化的人,這是簡單、自然而然的過程,因為所有有生命的都是自然發生的。這是十分奇妙的。在人類惡劣的世代裡,即所謂的鬥爭期(Kali Yuga)或現代,有很多虛幻、錯誤,因為這樣,人們才要去追求。正如威廉‧布萊克說:「眾人子去尋求上天終會得到,會得到自覺,變得似神,也可令他人變得似神。」這就是今天要發生的,而且要在全世界發生,若你想解決世界的一切問題及苦難,便要嘗試成為真我。

我們經常說這是我的房屋,我的子女,我的丈夫,我的妻子,我們經常說我,究竟這個「我」是誰?這個「我」是在心中的「真我」,是永恆的靈的所在,是神的反映。在現代科學昌明的社會,很難對人說神,上天的愛,因為人人都失去信誠,但霎哈嘉瑜伽是完全可經驗的,你可在手指頭上感覺到你自己及別人的能量中心,沒有人需要說服你,或說出你有甚麼錯。即使是小孩子,把十個小孩矇上眼睛,問他們某男士有甚麼問題,他們看不見那男士,他們只伸出一隻手指,並問那男士他的心臟是否有問題。那男士說「是」,並問他們怎樣知道。我們是從手指頭上知道這一切。我們從手指頭上知道,並知道如何改正自己及別人的能量中心。

我現在說的是愛與憐憫,愛是真理,真理就是愛,若不是這樣,這就不是真理。這憐憫是如何美妙地感知。若你們得到自覺,首先你會變得非常有活力,非常富同情心,自動地變成這樣,因為這些特質都在你們裡面。那些特質被壓迫、被挑戰、被否認,但它們仍在裡面,當你們得到自覺,你們便會奇怪為何你突然變得精力充沛。看那些剛才唱歌的,我的父親對我說不要教英國人唱印度歌曲,因為他們不能準確發音。但且看,自然間,他們曉唱梵文、印地語及馬拉塔語的歌曲,這是十分難學會的,任何語言的歌曲他們都會唱,這真奇妙。這不算甚麼。但要發生的是你得到力量給他人自覺,像一支燃點的蠟燭可燃點很多蠟燭。同樣,我不能到達每一個國家,但每一處,即使是西伯利亞,都有很多霎哈嘉瑜伽修習者,其散播就如風吹播種一樣。每一處我也驚奇人們如何接受霎哈嘉瑜伽,因為它解決你身體上的問題,改善你的身體,在印度有三位醫生得了博士學位,第四位正在研究癲癇症。癌病也可徹底醫治,很多疾病都能醫治。但不要來這裡求醫治,卻要來這裡求得你的自覺。

第二樣要發生的是你的注意力得到啟發。若你的注意力得到啟發,你的注意力放在哪裡,都能產生作用,你可以用你的注意力瞭解他人,無論那個人是在生還是死去,或是在遙遠的地方,就如建立了溝通,你就好像一部電腦,開始工作,解答一切想知的問題。我們不知道自己的真我,若我這樣說,人們都不接受。他們第一個反應就是「不」,我如何說服這些人呢?他們都不相信任何美好的事物,但那些真正的真理追求者,那些不是只懂批評的,便得到這福報;他們明白這些,而且他們會得到自覺。當他們得到自覺後,便成為十分美麗的人,是完全令人難以置信的,他們以往吸毒、酗酒、入住精神病院,但他們都得到改變。

事情就是這樣發生,你們不用歸功於我,要歸功那創造者。這項工作在印度由來已久,但這成為秘密,我們有這傳統:就是只有一人能得到自覺。在以往,人要得到自覺是十分困難,但現代是開花的日子,因為這是集體地運作的,如果我有做過甚麼的話,我就是發現如何實現人類集體得到自覺的方法。有一點是十分重要的:你們不用任何努力,它是自然而然地發生的,第二是你們不可用錢去買這些。人們要知這神不懂得金錢,不懂得銀行的。你不能付錢去買,若可以用錢買的話,這便不是來自上天。上天是不能用錢買的,當然你可用錢租這個禮堂,霎哈嘉瑜伽修習者這次用錢租這個禮堂,但你不能用錢去得到自覺。這是自然而然,活生生的,就如我們不用付錢給大地母親,去得到美麗的花朵,我們不能向大地母親付錢、購買。當然你們可能遇過很多所謂的導師去破壞上天的名譽。他們對金錢有興趣,你怎樣想像一個來自上天的人對金錢會有興趣,若他對錢有興趣,他便不是從上天而來。有一件事我要說給你們聽的,就是你們要把注意力從物質轉到靈性上。你會成為屬靈的人,事情便會自然解決,你不用擔憂,因為若上天的力量在你裡面,你便是屬於上天的國度的,事情便能解決,任何事情都能順利,由小至大的事情,你會稀奇事情是如何的順利。你會驚奇霎哈嘉瑜伽修習者所做的事情是如何的順利。我沒有秘書,甚麼也沒有,我不懂得銀行事務,但事情卻自然而然地順利成就,這只是因為有上天浩愛的力量去造就了一切。

我們要忘記以往,我知道很多人有不愉快的過往,我們不知道愛,不知道愛心,也不能在心中將其發展出來。但現在我們心中都有慈愛,那不是指言語或行動,而是指令事情順利發生的力量,你們的注意力充滿慈愛。第二件發生在你們身上的是,你們進入了無思慮的知覺狀態。好像說在以前我叫你們將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你們不能做到。又或者叫你們停留在現在此刻,你們不能做到。他們不是活在過去,便是活在將來。你們常在思潮的起伏當中,不能停留在現在此刻,如在現在此刻,你們沒有思想,在那狀態中,你們便能生長。這令你們得到平安。平安不是靠組織一些大團體便可實現的。平安在我們之中。如果我們實現了內在的平安,便毋須那些團體。你們變成是平安的泉源。但首先你們要通過進入無思慮的入靜來實現那種平安。在梵文,我們稱之為Nirvichara Samadi。第二階段是無疑惑的知覺狀態,你們就再沒有任何疑惑,像節目介紹人史派羅醫生一樣。他沒有任何疑惑,他是個醫生,我們有七八位醫生紀錄通過霎哈嘉瑜伽得到治療的病例。他們都沒有任何疑惑,這時你們的力量便顯現出來,你們能給予他人自覺。你還可以做很多事情,你會驚奇自己的能力,這些能力現在還在潛伏的狀態。最後是你跳進喜樂的海洋。喜樂之中沒有快樂不快樂兩面。在平時,有人討好你們的自我,你們便覺得快樂,有人打擊你們的自我,你們便不快樂。但在喜樂之中,你進入靜觀的狀態,給你極大的喜樂。到目前為止,你們還未經驗到這種喜樂。這種喜樂是不會被破壞的,你給他人自覺的時候,也同時給予他們這種喜樂。你們令事情順利成就,甚至自己也不知道。你們以第三身說話。「母親,事情順利成就」,或「母親,事情不順利成就」,你們可以設想一個人做事的時候不感覺自己正在做任何事情的嗎?因為對他來說,行為變成非行為。你在做事,但同時不做任何事,你不感到自己在做事。你們都知道我年紀很大,在座之中可能我的年紀最大,但我經常出門遠行,做很多事情。人家問我為何能做這樣多事情,我說因為我並不做任何工作。好像在旅途的時候,我不是在旅行,我好像坐在自己家中一樣。如果你不感到自己在做事,便不會感到疲累,這樣你便變得很有活力。

我們有許多人是這樣,我不知史派羅醫生告訴你們沒有。有許多霎哈嘉瑜伽修習者成為世界知名的藝術家、音樂家。他們會告訴你他們練習霎哈嘉瑜伽之後獲益良多。但這不是電視上那些訪問,麥克風式的宣傳,而是一種實際的體現。你們不必請教任何人,你們可以感應到那無所不在的力量,好像是一陣涼風一樣。商揭羅大師(Shankara[charya])稱之為清涼的風。你們可以在指掌上和頭頂上感到這些涼風,這是你們第一次感到上天浩愛無所不在的力量。這世界不是為戰爭、敵視、殺戮和暴力而創造的,也不是為庸俗的生活而創造的,而是為了美麗和道德的生活,也為了平安和喜樂,這是我們要達到的。這是你們與生俱來的權利。你們要好好利用這個權利。

在過去,只有個別的人能夠得到自覺,但在現代,群體的工作才可順利成就。我們不收任何費用,那些不是霎哈嘉瑜伽修習者的人甚至不能捐錢給我們租用這個禮堂。但你們要謙卑地來到集體之中。當我來到時,數以千計的人在座,我離開後,他們便不來到集體之中。然後他們說:「母親,我患了癌症」,或其他病症。因此你們要謙卑地來到集體之中,我們並沒有甚麼寬敞的地方。如果你在心中謙卑下來,來到集體的靜坐地方,他們便會教會你一切,關於你的一切知識。你會驚奇你得到甚麼能力,驚歎上天的能力,並且驚歎這種能力如何幫助你。現在已到了開花結果時代,但亦是最後審判的時代。如果你希望落入地獄,那是很容易的。如果你希望進入天國,現在也是很容易的。因此為甚麼不試試。我知道在英國有許多真理的追求者,有些誤入歧途,那並不重要。已發生的已經發生,但現在,你要決定要得到自覺。沒有人可以勉強你,因為你們要自己決定願意得到自覺與否。

你們的純潔願望會使事情成就,因為靈量是純潔願望的力量,是神的願望的力量,是母性的力量,我們可稱她為太初之母,祂反映在你們的靈量之中。當然人們不相信,因為聖經沒有這樣說,也許是保羅刪掉的。許多經典都沒有描述神的母性力量。這其實是理所當然的,我們說三位一體:聖父、聖子、然後說有聖靈。只有父和子,那是多荒謬!那聖靈便是太初之母。我讀真知派的經典時感到很驚奇,書中不斷有描述太初之母,以及她如何在我們之中,我說的都在書上有紀錄。他們是真知派(Gnostics),Gno在梵文的意思是「知道」,他們有真正的知識,但卻受到執掌宗教的人士迫害。因此你們不要只是追隨祖父輩,像參加會社那樣相信宗教。你們要成為真我,才能進入集體,因為真我是神在我們體內的反映。神將我們創造得這般美麗,我們不應破壞這個身體,那是由於無知而造成的。

就好像周圍完全黑暗,你會踏在他人的腳上,但如果有一點光,你便會看見錯誤。我常常舉手中拿著一條蛇為例,比方說周圍一片黑暗,你看不見手中拿的是一條蛇,你以為是一條繩,除非蛇咬了你,否則你會繼續拿著它。但如果有一點光,我們便會拋掉它。你自己會這樣做。在得到自覺以後,你不必別人告訴你,應該怎樣做,我從不說這類的話。因為如果我說不能這樣,不能那樣,你們一半人便會離去。在你們自身的光之中,你們成為自己的導師。你會知道自己的錯誤,甚麼是會毀滅你的。你便不希望繼續這樣做,你希望建立自己,並建立他人。這樣你便能尊重人類,尊重自己作為一個人。他們變成一個光輝的人格。那個人格早在你們之中,很容易便可達到。

有些人胡亂批評霎哈嘉瑜伽,有些人說我將子女與父母分離,那是荒謬的。有許多霎哈嘉瑜伽的修習者覺得西方的環境不利於兒童,因為許多兒童都染上毒癮等等。他們要求我們在印度設立一間學校,此學校位於喜瑪拉雅山一個非常美麗的地方。於是有人開始說我們將子女與父母分離,事實是那些父母把子女送到學校的。他們都很滿意子女在學校中成長。如果印度有學童被送到英國讀書,天公地道,如果英國有學童到印度,就像犯了罪一樣,我真的不明所以。科學從西方來到印度,我們接受它,但如果那「後設科學」(meta-science)從印度來到西方,是不是就有過錯呢?我們要接受對自己及他人有好處的事物。我們要成為世界性的人,宗教應該是世界性的,是在我們之內喚醒的,不只是種信心,而是我們的內在被喚醒。好像現在的基督徒、印度教徒、回教徒,他們可以作出任何罪惡,但霎哈嘉瑜伽的修習者卻不能夠。因為他的內在宗教已被喚醒,他就是不能作出任何罪惡。這是我們要達到的。最重要的是你可以在指掌上知道絕對的真理。許多人不相信有神,我說:「好,你試問一個問題。『有神沒有?』他們立即感覺手上的涼風。因此你們可以在指掌上知道答案。無論你相信甚麼,仍然是在思維的層面。你相信這些,別人相信那些,但你知道真實嗎?你要知道真實,那是很容易的。但你要有謙卑的願望去知道它,這所有都是屬於你的,我沒有做任何事情,你們不欠我些甚麼,這是屬於你們的,你們要去得到。一旦你們得到,並且生長,你們能給予他人。

願神祝福你們。

現在我們要有些經驗,史派羅醫生說要給你們一些經驗,那是很簡單的,只須十至十五分鐘。但那些狂妄自大,只是來批評的人卻不能得到。當然白痴也不能夠。開始前,我要告訴你們三個先決條件。第一,你們要有完全的信心,相信自己可以得到自覺。你們不要懷疑自己,最終來說,你們都是人,你們都在進化最高點,你們並不知道。第二,你不要感到罪疚。內疚有甚麼用?如果你們做錯些甚麼,改正它便沒事,為甚麼要帶著這個包袱。如果你們覺得內疚,左邊喉部的能量中心便會嚴重阻塞,他們會生脊椎病、心絞痛,同時器官會變得疲弱。如果你追隨假導師,念誦一些錯誤的咒語,你也會有阻塞。已發生的已經發生,但在此刻,我告訴你們,你們沒有做錯甚麼事是值得內疚的,請相信我。如果你們犯過甚麼罪惡,早已在監獄之中,不會在這裡。第二個條件是你們要寬恕別人。許多人說寬恕別人很難。這其實也是似是而非的,無論你寬恕不寬恕,你能做些甚麼呢?如果你不寬恕,便落入錯誤之中。那些傷害你的人反而相當高興,而你則落入他們的圈套,傷害你自己,因此你們要寬恕,只要說︰「我寬恕所有人」。你們不必想著那些人,因為如果你老是去想,便會產生問題。你只需要一般地說︰「我寬恕所有人」。在此刻你們要寬恕,這是很容易說的,只要你決定去寬恕別人。以上是三個先決的條件,都是很簡單的,希望你們能夠做到。然後我們進入得到自覺的過程,那是很簡單的。

首先我希望大家不介意脫下鞋子。起初我要求參加者脫下鞋子的時候,他們便離場,因此如果你感覺這樣不好,請你不要這樣想。你們要在一個「當下」的狀態,要對自己感到滿意,你在此已很足夠。不要貶低自己,如果我說了甚麼話令你不舒服,請忘記它,那是不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要發生在你身上的事情,你感到平安祥和才能發生。

現在請將兩腳分開,我不知道史派羅醫生告訴了你們多少關於左右兩脈的知識,那是代表兩個力量的。左脈是代表情緒和過去,右脈代表身體、思維和知性。這兩個力量分別在左右兩邊。中脈是讓你們得到昇進的。現在要把代表兩個力量的腳分開。在左邊的第一個力量是欲望的力量。如果你希望得到自覺。我已告訴你們,我不能勉強你們,請將左手朝向我,表示你希望得到自覺。這是很重要的。現在我用右手滋養我在左邊的能量中心。閉上眼睛之前,我會示範給大家看,如何按著這些能量中心。

醫生請過來。我們有許多醫生在座,我引以為榮。

首先將右手放在心臟位置,如果你成為純潔的靈,你便成為自己的導師。將手放在上腹位置,這是你導師原理的中心,掌管上天的律法。現在將手放在左邊下腹位置,這是上天律法的中心,很奇怪它的位置很低,關於上天律法的知識是純潔的知識,其他所有知識都是不純潔的,純潔的知識是上天律法的知識。然後將手按在上腹位置,用力按住,然後按著心臟,然後按在左邊肩膊和頸項相交的位置,頭向右轉,這是你們最糟糕的中心,那是由於你們感到內疚所致的,於是產生我說過的所有問題。感到內疚有甚麼用?跟著將手橫放在前額,把頭垂下。這是寬恕別人的中心。然後把右手按著後枕,頭向後仰,這是讓自己放心,要求上天寬恕的中心。最後你們要張開手掌,然後放在頭頂最高的位置。請把頭垂下,用力按緊頭皮順時針方向轉七次,請慢慢做。請把頭向下垂,手指向上翹,這樣會增加壓力。這是全部你們需要做的。

現在請閉上眼睛,不要閉得太緊或太鬆,正常的閉上便可以。請記著將左手朝向我,兩腳分開,將右手放在心臟部位。在心中是我們永恆的靈。現在你們要問一個很基本的問題,你們可以稱呼我為母親或錫呂‧瑪塔吉女士,在心中問這問題三次﹕「母親,我是永恆的靈嗎?」問這問題三次。我已告訴你們,你們成為永恆的靈之後,便是自己的導師。現在將右手放在左邊上腹位置,用力按住,然後問另一個很基本的問題︰「母親,我是自己的導師嗎?」問這問題三次。現在請把手放在下腹位置,用力按住。我不能勉強你們得到純潔的知識,你們要自己提出要求。這個能量中心有六塊花瓣。你們要問六次:「母親,請給我純潔的知識」。我不能勉強你們,請你們要求六次。你們問這問題的時候,靈量便開始昇起,跟著我們要用自己的信心支持我們的能量中心。現在將右手放在左邊上腹位置。這裡你們要充滿信心地說:「母親,我是自己的導師。」這個能量中心是由那些偉大導師創造的,好使我們能得到醒覺。我一開始便告訴過你們,你們不是這個身體,這個思維,這個自我或超我,也不是這個情緒或頭腦,你是個純潔的靈。現在將右手放在心臟位置,充滿信心地說:「母親,我是個純潔的靈。」請說十二次。然後將右手放在左邊肩膀與頸項交界的位置,頭向右轉。這裡你們要充滿信心地說:「母親,我毫不感到罪疚。」說十六次。那無所不在的上天浩愛的力量是知識、喜樂、慈愛的海洋,更重要的是它是寬恕的海洋。無論你們犯過甚麼錯誤,都會溶解在這寬恕的海洋之中。現在將右手橫放在前額上,把頭垂下,那是很重要的,這裡你們要充滿信心地說,次數多少無所謂,「母親,我一般地寬恕所有人」。我已告訴過你們,無論你們寬恕不寬恕,也不能把人家怎麼樣。如果你不寬恕,自己反倒會陷入錯誤之中。此外,在現在此刻,你還不寬恕的話,這個能量中心便不能打開。這是一個很狹窄的能量中心。你們不寬恕別人,常常折磨自己。在現在這個重要時刻,如果你不寬恕,靈量便不能穿過,因此請寬恕所有人,不要想他們,只要去寬恕他們,這是很重要的。現在將右手放在後枕位置,頭向上仰。這裡為了使你們放心,不要感到內疚,不要數算自己的錯誤,你們須要求得到寬恕,請說:「上天啊,如果我有意或無意的做錯了事,請寬恕我」。你們可說三次,但次數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發自內心,發自內心,一次也足夠。發自內心的要求會很快的成就事情。最後的一個能量中心在你們頭頂,在孩童時那處是一塊軟骨,即腦囟的位置。請完全張開手掌,將手心放在這腦囟的位置。手指向上翹,這樣才有壓力,把頭垂下。在此我重複說,我不能勉強你們得到自覺,你們要自己作出要求。請將頭皮慢慢轉動七次,並說:「母親,請讓我得到自覺。」這是不能勉強你的,請稍微低頭,並說七次。

現在慢慢張開眼睛,可以戴上眼鏡了。雙手朝向我,不要思想,望著我。現在右手朝向我,稍微低頭,左手放在頭頂上方,看看有沒有涼風或熱氣從頭上昇起來。不要把手放在頭上,要離遠一些,有些人近些,有些人遠些,因人而異,請調整一下距離,看看有沒有涼風昇起。現在請將左手朝向我,頭稍低,你們的靈量已昇起,現在試試看有沒有涼風從頭頂昇起。如果你不寬恕別人,昇上來的便是熱氣,請現在將雙手像這樣朝向我,請現在就寬恕所有人。沒關係,過一段時間熱氣便變成涼風,不要感到難受。現在將右手朝向我,用左手試試,看有沒有涼風昇起,或者是有熱氣昇起,現在兩手朝天,頭向後仰,問以下任何一個問題三次:「母親,這是聖靈的涼風嗎?」在心中問三次,或者問:「母親這是魯哈(Ruh)嗎?」又或者:「母親,這是無所不在的生命能量﹝Paramchaitanya﹞嗎?」問以上任何一個問題三次。現在請放下手。

將雙手像這樣的向著我,你們可以在指掌上感到有涼風或熱氣的,或在頭頂上感到有涼風或熱氣的,請舉高你們雙手。

我向你們致敬,願神祝福你們。現在你們聖人般的生命已經開始,請相信我。但你還要在裡面生長。要生長,你們要來到集體。沒有人會向你們收取費用,但你們要悉心照顧你們的自覺。了解它以後,在一個月內你便能掌握霎哈嘉瑜伽的知識。但你們要來到集體的靜坐聚會,史醫生會告訴你們有關的詳情。跟著會有音樂表演,我希望大家一起鼓掌,那能令你們手上的能量中心打開多一些。我很高興,差不多每個人都能得到自覺,那些得不到的人不要擔心,他們應該來到我們的中心,他們會取得所有的資料,以及關於霎哈嘉瑜伽的一切。同時你們會感到驚奇,那些困擾你們的迷惑已經過去,你們現在已在真實當中。這是要發生在這個世界的,好使我們通過人類內在的解放,能結束所有困擾和問題。願神祝福你們。

他們會唱一首馬拉塔語的歌,我想是在十六世紀,由Namadeva 寫的。他是位偉大的詩人,以裁縫為業。有一次他去採訪一位陶匠,那陶匠也是一位聖人。他看見陶匠模塑陶泥的時候,靈感突然而來,寫出了美麗的詩句。詩中說:「我來此探望聖人的能量,但你卻親身出現在我的面前。」只有聖人才能對另一位聖人說出這樣的話。這樣互相欣賞,只有聖人才能做到。此外,Namadeva 到旁遮普,看見那納克(Nanaka)。那納克很能明白他。Namadeva 用旁遮普文寫了一部大書,收在錫克教經典之內。那是由那納克寫的。他們都是聖人。這首歌在馬哈拉施特拉邦每個村落都有人唱,但他們不明白其中的意思。歌詞說:「母親啊,請給我瑜伽,請讓我得到自覺」。這些英國人曾到印度村落中跟當地的人學習,用原來的風格唱出。這是能夠提昇能量的。

[Sahaja Yogis sings “Jog.Wa"- ] – Marathi song

[Mother stands up and Bows and leaves]

[Announcement by Dr David Spiro about where follow-up meetings are held and centres where they are held in London and around the country]

[Sahaja Yogis sings “Ap.Ne Dil Me"] – Hindi song […]

曼谷公開講座 Bangkok (Thailand)

曼谷公開講座

1994年4月27日

我向所有真理追求者致敬。首先,我要向你們說,真理是如其所如的。你們不能改變真理,也不能將真理概念化。而且以這個人類的意識,你們無法知道真理。如果人人都知道真理,便不會有任何問題。世界上所有問題,都是由人類引起的。而人類的所有問題,都是由於這些能量中心受損所引起的。

無論今天我跟大家說甚麼,你們都不必盲目相信。盲目的信仰已帶來夠多的問題。你們要像科學家那樣,保持頭腦的開放,把我所說的視為一項假設。但如果這個假設被證實,那麼作為誠實的人,你便要接受它。因為這是為了你自己的好處,為了你們社會的好處,為了你們國家的好處,最後是為了整個世界的好處。

真相是:你們不是這個身體、這個思維、這個情緒、這個頭腦,你們不是這個自我,也不是這個思想積集,你們都是純潔的靈。你們看這些美麗的花朵,你們都視之為理所當然。這是一項奇蹟,但我們沒有這樣想過。誰使我們的心臟跳動?醫生說是自動神經系統。但這自動者是誰呢?我們從不去考慮,我們不能解釋生命的過程。因此我們要明白,我們對自己並沒有知識。此之所以佛陀,和耆那教的大雄,都不願意談論神。他們只想談論人的真我,即他們內在的靈。同時談論那無所不在的上天浩愛的力量,這個力量造就一切關乎生命的工作。因此我們要知道,有這樣一個無所不在的力量。不單只是佛陀,還有許多導師,例如那納克,都談到這無形的力量。

情況是這樣:如果你談論那些花朵(神祇),人們便開始崇拜那些花朵。但如果我們要的是花朵的本質,即那些花蜜,那就不如只談論那些花蜜。但即使是談論花蜜,也不過是一場演講而已。無論是談論有形或無形,最後都變成一場演講而已。要採得那些花蜜,你首先要變成蜜蜂。他們確實有談到人的自覺,他們全都有談到人的重生。這就是你們來這裡的目的。

今天不只是一場演講,有一個自然而然的過程,會發生在你們身上。你們會成為永恆的靈。這是很重要的,有一個力量在你們之中,能讓你們得到自覺,這是即將要發生的。這不僅是一次演講,一旦你們成為永恆的靈,你們便開始得到真我的知識,在你們的指尖上,你們可以感應到,你們自己的能量中心,這就是「佛」(Buh)的意思,即在中樞神經系統中知道。這不是在思維上的,而是實際的發生。這是你們自己的力量,當這個力量被喚醒,你們的許多力量便會顯現出來。當靈量通過對上的六個能量中心,便滋養每一個中心,同時照亮了它們。這樣,你身體方面、精神方面、情緒方面、靈性方面的問題,都會完全消除。

在印度德里,已經有四位醫生,因研究霎哈嘉瑜伽,取得醫學博士學位,有許多患精神病的人都得到治療。此外,你自己成為平安的泉源,在內在外都得到平安,能夠成為整齣世界戲劇的靜觀者。你可以是基督徒、印度教徒、回教徒或佛教徒,但你可以作出任何罪惡,沒有甚麼可保護你。

那些宗教並沒有錯,但都給人變成追求金錢和追求權力的,宗教應該是追求靈性的。但現在的宗教卻不是。在得到自覺以後,你便能知道絕對的真理。每一個人所知的都會一樣,就好像我現在坐在大家面前,人人都看見,不會有甚麼爭論。但除非你們都成為永恆的靈,否則你們各自會有不同的觀念。那些觀念都不是絕對的,因此才那麼複雜,有那麼多的討論、論辯,甚至於戰爭。但如果你們知道了絕對真理,便不會有意見上之不同。如果有十個兒童,你把他們的眼睛蒙上,問他們這位先生有甚麼問題,他們會舉起同一隻小手指。你問那位先生是否有心臟病?他會說:「你怎麼知道?」是那些小孩子告訴我們的。因為在你們的指尖上,你們可以知道絕對真理。同時在指尖上,你們可以知道別人的狀況。因此你便發展出一個新的向度,我們稱之為集體意識。因此你們知道你的真我,同時知道其他人的狀況。

除此之外,你的注意力會變得完全純潔,眼神裡再沒有貪婪邪念。耶穌基督說:「你們不要有淫邪的眼睛。」得到自覺以後,你們便會做到。這種生成變化才是重要的,不只是在口頭上說說而已。你變得很有力量,很有活力,同時十分有愛心。所以能發生這樣的事情,是因為你們內在具備所有的力量。而且你們內在那種潛伏的創造力,都會顯現出來。現在有許多世界知名的藝術家,都是霎哈嘉瑜伽修習者。你變成完全正義和道德的人,你會自動拋棄那些毀滅你的壞習慣。有許多有毒癮的人,一夜之間放棄了吸毒的習慣。如果你對他們說:「不要這樣做」。他們是不能做到的,但你們可以成為正義的人。

情況就好像是這樣﹕如果有人手中拿著一條蛇,身處黑暗之中。你告訴他,他拿著一條蛇,他不會把蛇丟掉的,直至蛇咬他一口為止。但如果有一點光,他便會立即把蛇丟掉。同樣,當你得到覺醒,便會拋棄那些毀滅你的惡習。

在這短短的演講,我不能告訴你們霎哈嘉瑜伽的一切。但要讓你們獲得自覺,根本毋須甚麼演講,這是個生命的過程,你們不能用錢去買,你們也不用償付些甚麼。就好像這母親大地,你們要給她多少錢,去償付這些美麗的花朵呢?大地之母不明白甚麼是錢。同樣,上天的力量也不明白甚麼是錢。你們有種子,而上天有讓種子發芽的力量。因此你們不能用錢來購買這一切。有許多假導師,他們裝腔作勢,騙取你們的金錢。你們不能用錢來購買你們的自覺,或者上天的知識。你們有與生俱來的權利,去獲得自覺。而這個現代是集體得到自覺的時代,我稱之為開花結果的時代。現代那麼動盪,有那麼多的問題,逼使人類追尋真理,尋找平安。

古蘭經說﹕到了復活之日,你們的手都會說話,指證你們的不義。有人稱之為復活的日子。佛教裡面說,會有未來佛降世。聖經稱之為最後的審判,這時,具有靈性的人會出生在世間,獲得他們的自覺。那時你們便會明白,所有宗教都是由同一棵靈性之樹所生的。所有那些降世神祇,那些先知和得到自覺的靈,他們所講的都一樣。這樣我們便能聯合在一起。就好像微觀的生命變成了宏觀的生命,又好像滴水變成了汪洋。我們成為一體,變成上天的一部分。

霎哈嘉瑜伽已在六十個國家發展開來,我從未見過有誰爭吵,或使用暴力,因為你們都跳進了喜樂的海洋。喜樂不像開心或不開心,當有人討好你的自我,你便覺得開心。有人打擊你的自我,你便覺得不開心。一分鐘前你歡笑,一分鐘後你哭泣。但喜樂是一元的,而且是要去直接經驗的。

我要對你們說,只有那些希望得到的人,才會得到自覺。你們不能勉強別人得到。這是要自然而然地發生的。如果你有這個純潔的欲望,希望得到自覺,你便會得到。其他的欲望都是不純潔的,你永遠不能完全滿足這些欲望。經濟學也說,人的欲望是不能完全滿足的。今天你想有一間屋,然後是一部車,然後是一件傢具,沒有終止。無論你知覺與否,那純潔的願望是與這上天的力量合一,而且會自己彰顯出來,否則你們不會滿足。

關於自覺,還有許多事情可以說,但這不是給淺薄的人,也不是給白痴或愚蠢的人,而是為了真理的追求者,為了對自己誠實的人。我知道你們腦海中有許多問題,你們可以寫信問我。過去廿五年,我都是這樣周遊演講,我知道怎樣回答你們所有的問題,但這只是思維的把戲,你們要超越這思維。

現在不想得到自覺的人,應該離開此禮堂。 […]

香港公開講座 Hong Kong (China)

香港公開講座
1994年4月22日
 
 
我向所有真理的追求者致敬。
首先,我們要知道真理是如其所如的,你不能改變它,亦不能把它概念化。很可惜,我們不能以人類的知覺來了解真理。我向你們說的一切,你們不用盲目相信。我們因為盲目相信而已經吃了很多苦頭。我們要像科學家那樣,有開放的頭腦,將我的話視為一個假設,若是真實的,你們便要接受,而不是要去盲目相信。若經驗証明為真,作為一個誠實的人,你便要接受。因為承認真理是對自己有好處,亦對我們家人,以至整個國家都有好處,亦對全世界有好處。
 
這個世界的大部分問題都是來自人類的。當他們的能量中心出現問題,在身體及情緒上便會出現問題,以至整個社會、經濟都會出現問題。有些是整體出現的問題,但根源都是由於個人的能量中心出現了問題。這些微妙的能量中心,在每個人體內都存在,無論你是中國人、日本人、或是印度人,任何人都有。靈量(Kundalini)便是藏在脊柱底部三角形的骨頭裡,這個骨頭稱為聖骨(或譯薦骨Sacrum bone),這個名字是來自希臘的,那是說希臘人都知道這塊骨頭是有神聖的意義的。
 
真理是甚麼?真理是:你不是這身體、這思想、這情緒、這知識、這自我、這思想制約、你們都是純潔的靈。你們看這些美麗的花朵,這便是個奇蹟。我們從不去想這些花朵如何會有這麼多色彩、形狀、香氣,我們很少注意這些奇蹟般的生命過程。誰使我們的心臟跳動?我們去問醫生,他會說是自動神經系統,但這自動者是誰?他們就不問了。他們不想知道這些奇蹟是如何創造的。這些生命過程都是由微妙、富有活力的能量開動的。這是上天浩愛的力量,不同宗教對此有不同的稱呼。
 
很可惜,今日的宗教不是靈性取向的。起初,它們可能是的,但後來它們卻發展成為金錢取向,或權力取向,這是絕對錯誤的。為甚麼要以神的名義去追求金錢?神不明白金錢是甚麼,我們要給大地之母多少金錢來得到這些花朵?她根本不明白金錢是甚麼,銀行制度是甚麼。所以我們要瞭解生命的過程是不能用錢來買的。就好像今天我們進化成為人是不用付任何金錢的,我們不是先付錢,才能得到進化。但通過盲目的相信,我們產生很多滑稽的想法。
 
當靈量上升便會穿越在上面的能量中心,最後穿過頭頂的頭蓋骨,我們便能與無所不在的力量聯繫。我們的靈會啟發我們的注意力,我們第一次可從手指上感到上天無所不在的力量,這感覺就如一陣陣的涼風。當我們建立了與上天的聯繫,我們便成為一個很有力量的人,我們自己也會感到驚奇。就如我面前的器材,若麥克風不是接駁到電源去,便沒有意義了。若我們不是與上天建立聯繫,我們便失去了認同,就如有些人奇裝異服,行為滑稽,以此來尋找自我的認同。但實際上自我認同是來自內在的。當靈量升起,我們第一個感覺就是十分安詳,一些神經衰弱等疾病都沒有了,尤其在香港,我發覺很多人都有神經衰弱的疾病,人人都拼命工作,因此產生很多問題。
 

154

若我們總是想著過去,或是計劃將來,會有甚麼問題產生呢?我們不能活在現在這一刻,現在此刻才是真實的。一個思想來到,跟著又是另一個思想,一個接一個,我們便在這些思潮起伏之中,沒法子停下來,但若靈量上升,一切的思潮都會平伏下來,我們的注意力便能集中於「當下」這一刻,我們便成為平安的泉源。我們不能勉強靜坐,我們是要自然的入靜,感到無比的平安,我們觀察這個世界,就如一個無執著的靜觀者。我看過很多人得到諾貝爾和平獎,或是和平組織的成員,但他們並沒有平安,他們脾氣十分暴躁,你們要見他,要去拿許可証,這些人又怎能建立和平呢?因為和平是在自己裡面的,這和平令我們進入無思慮的入靜狀態,你沒有思想,但你是完全清醒的,你就在現在這一刻,因為現在才是真實。當我們有問題時,我們就像在大浪的頂點,但如果你在船上,你看到這些海浪,並能享受,因為你看到自己問題,故很容易去解決,你的注意力得到啟發,漸漸地你看事物會更清晰。當我們的注意力受到啟發,我們的注意力就變得純潔,再沒有貪婪邪慾在我們的注意力當中,正如耶穌說:「你們不可有淫邪的眼睛。」我們的眼睛是可以變得純潔無邪的,眼睛會發出亮光,這類人只要看別人一眼,或將注意力放在某人身上,都能幫助別人解決困難。你的記憶力會變得很好,同時亦十分有活力,而且你亦變得十分有愛心,發展出十分多的能力,自己也沒有想過。很多練習霎哈嘉瑜伽的人都成為很出色的音樂家,他們達到很高的成就,但卻沒有自我,他們是十分之謙虛的人,而且他們都變得十分正義。
 
你可以是印度教徒,基督徒,或回教徒,或任何一個宗教,但你仍會犯很多罪行。雖然你相信某種宗教,但你仍會做很多惡事,那樣的話宗教對你有甚麼好處呢?但得到自覺以後,你便成為一個十分正義的人,基督徒能成為真正的基督徒,佛教徒成為真正的佛教徒,印度教徒成為真正的印度教徒,所有這些力量都內在於我們,但我們並未知覺到。
 
我們所需要的只是一個純潔的願望去得到自覺。所有其他欲望都不是純潔的,因為其他欲望都是得了一個又想另一個,就像經濟學所說我們的欲望沒有限度。但我們有一個最純潔的願望,我們或會察覺,或不會察覺。除非你這純潔的願望得到滿足,否則你不會感到滿足。
 

156

另一件事情要發生,而且是十分奇妙的,是我們開始在手掌上知道真理。我看過很多人稱自己是甚麼甚麼。他們當中有很多假導師,去欺騙人,騙取別人的金錢,而且更去催眠別人,更去破壞別人的靈量。那麼我們怎樣分辨一個人是真導師還是假導師呢?我們可從手指尖感應出來。我們可從手指上感應出對方是一個怎麼樣的人。很多人都不相信神,我認為這是十分不合科學原則的,因為你首先要去証實,然後才去接受。但透過霎哈嘉瑜伽,你可以找到答案,所有事情你都可以自己去感應去判斷。例如在印度德里,有三位霎哈嘉瑜伽醫生醫治好很多疾病,因而得到醫學博士學位。這個力量是我們自己的力量,它造就一切的工作。為甚麼靈量升不起?這只是我們不願意去做而已,這裡我們是要自己去做選擇的。我們得到自覺,便會進入喜樂的海洋。這種喜悅不是指一般的開心或不開心,若我們的自我得到別人稱讚,我們便覺得開心,若自我受到別人批評,我們便不開心。但我現在說的是喜悅,它是絕對的,你跳進喜樂的海洋。
 
在這短短的演講,我很抱歉,不能盡說有關霎哈嘉瑜伽的知識,一個人要對自己有耐性,因為這個是我們要達到的最後一個階段;若不去成就,我們做人便沒有甚麼意義,做人也沒有甚麼目的。我們要達到最高的成就是要得到更高的意識,稱為「集體意識」。即是說我們的手指可感覺到別人的問題,你知道別人的毛病在那裡。你不單了解自己,同時亦了解他人,若你能診斷並醫治自己及別人,所有問題都能夠解決。但霎哈嘉瑜伽不是給低水平的人,亦不是給那些瘋癲白痴的人。你們要知道得到自覺是十分重要的,這力量能改變整個世界,若你想得到自覺,你要知道你生長在一個十分重要的時代,這時代是開花結果的時代,這是最後審判時代,你的靈量會審判你,這也是復活的時代,這是回教穆罕默德所說,亦在古蘭經內記載的,到了復活的日子,我們的手都會說話。
 
在坐的朋友可能有很多問題要問,我有二十多年周遊演說的經驗,我遇過各種各樣的問題,都能一一解答。但這只是人類思維層面的,最重要的是我們要得到自覺,得到真我的知識,若你們有甚麼問題,可以寫信給我。
 
得到自覺是十分簡單的過程,五至十分鐘已能做到,因為這個能量系統已在我們身上存在,但首先我要達到三個條件。第一件是我們不可有罪疚感,若我們感到有罪疚,我們的能量中心便有阻塞。如果我們有甚麼錯處,我們便要面對,但不要去責備自己,否則我們喉輪左部便會有阻塞,更會因此而引起很多疾病,身體的器官變得十分疲弱,人變得十分昏沈。
 
第二件是要原諒所有人。有人說去原諒人是十分因難的,但我們原諒別人或不去原諒別人,我們沒有做過甚麼,你亦不能向別人做甚麼。但若你去寬恕別人,你便不會去傷害自己。在額輪部位,即視神經交叉,是一個十分狹窄的通道。若我們不去原諒人,這個輪穴便不會打開,靈量便不能通過,故在今日這個重要的時刻,你還不去原諒別人,你便錯過了得到自覺的機會。你不用想要原諒誰,只是一般地在心中說:「我寬恕所有人。」
 
第三件是你要完全有信心,你是可以得到自覺的。我們要對自己有信心,有些人會認為自己不是太好,犯了甚麼錯。不要再去想了,不要看低自己了。你最好對自己有信心,若你對自己沒有信心,事情便不能成就。
 
我尊重每一個人的自由,那些不想得到自覺的,請離開這個禮堂,不想得到自覺的人應該離開這個禮堂。
 
最後,這個過程不是個人的過程,而是集體的過程,微觀的生命要變成宏觀的生命,我們會變成整體的一個部分,這是個集體的過程。今天大家得到自覺,要認真看待,我們還要進步成長,到一個階段稱為無疑惑的覺醒狀態。我們再沒有任何疑惑,而且我們有能力去提昇別人的靈量,我們可以醫治別人,可以幫助別人,我們成為上天力量表現的途徑,這是我們生命的目的。
 
那些不想得到自覺的人請離開這個禮堂。經過今晚這個講座,你們得到自覺後,要繼續來霎哈嘉瑜伽的練習班,那裡霎哈嘉瑜伽修習者會向你講解一切,你們不用付出甚麼金錢,只需要給自己一點時間…… […]

台北公開講座 Shih Chien Hall, Taipei (Taiwan)

台北公開講座
1994年4月20日
 
 
我向所有真理的追求者致敬。首先,你們應該知道,真理是如其所如的。你們不能改變真理,也不能將它概念化。很可惜,以人類的知覺,你們沒法知道真理。
 
今天無論我告訴大家甚麼,你們都不必盲目相信。盲目的信仰已帶來很多問題。你們可以把我所說的看成是一個假設,但如果我的講法得以證實,那麼作為誠實的人,你們便要接受它。這是為了你自己的好處,為了你家庭的好處,為了你們社會的好處,也是為了全世界的好處。世界上大部分問題都是由人類引起的,是我們製造出這些問題。而這些問題都是來自那些能量中心的。如果這些能量中心不好,你便會有身體的問題,情感的問題,靈性上的問題。而在集體層面,便會出現政治、經濟和種種問題。因此我們要知道甚麼是真理。
 
真相是:你們不是這個身體,這個思維,這個情感,這個頭腦,你們都是純潔的靈。你們看這些美麗的花朵,你們不知道這是奇蹟的創造,我們把這些生命的工作,都視為理所當然的。同樣,如果我們問醫生,誰使我們心臟運作。他會說:是自動神經系統。但這自動者是誰呢?有很多事情科學不能解釋,因為科學有其限制。科學不能解釋,為甚麼我們要活在世上?不能說明,我們的進化有何目的?為甚麼我們要成為人?我們同時要知道,人類的知覺也是有其限制的。因此我們的進化還要更進一步。現階段我們不知道絕對的真理。有人說這是好的,有人說那才是好的。有很多辯論、爭鬥,甚至於戰爭。如果人都是一樣的,人的頭腦都是一樣的,為甚麼我們有不同的思想?為甚麼我們要互相鬥爭?為甚麼要自相殘殺?因為我們不知道絕對真理,我們所知的都是相對的,我們生活在一個相對的世界。
 
我們利用這個體內的能量系統,使靈量昇起,並與無所不在的整體能量聯合起來。這個力量造就所有關乎生命的工作。當我們與無所不在的整體能量聯合起來,我們便可以知道絕對的真理,和我們所有的能量中心。
 
這便是"Buh"這個字的意思,佛陀(覺者)"Buddha"這個字也由此而來,意即在中樞神經系統中知道。這不是我們的思維概念,而是真實的實現。就好像你們都看見我坐在這裡,你們都不會懷疑。同樣,你們會在中樞神經系統感知到真理。我們在進化過程中所得的,都能在中樞神經系統中感覺得到。例如一隻狗可以隨意走進骯髒的地方,但人便不能夠,因為人的感覺更為精微。
 
第二個真相是:有一個無所不在的上天浩愛的力量存在。每一個宗教都描述過這種力量,古蘭經稱之為魯哈(Ruh),古蘭經也提到:到了復活的日子,你們的手也會說話。聖經也說,會有最後的審判。在印度的經典也有談復活的日子。現在便是復活的日子,人們會獲得靈性上的知覺。永恆的靈在你們心中,全能的神在你們的頭頂上。當靈量昇至第六個中心,便會滋養它,將它打開。這樣你們便感到有涼風,這是那無所不在的能量所給你的感覺。在印度的經典稱之為清涼的風,在聖經中叫做聖靈的涼風。現在時間到了,你們可以知道所有真相。首先你知道自己的能量中心,這是對自己的知識。你們指掌上可以感應不同的能量中心,便知道自己有甚麼問題,及應如何改正。
 
在印度有三位醫生,因研究霎哈嘉瑜伽取得了醫學博士學位。霎哈嘉瑜伽的知識是可以驗證的。如果你把十個小孩子的眼睛蒙上,然後問他們:「這位先生有甚麼毛病?」如果這些小孩都是得到自覺的靈,他們便會豎起同一根或兩根手指。假如他們豎起這隻手指,表示那位先生有肺病。你們不必找醫生去診治,不必吃藥。那些西藥都有副作用,會引起其他問題。現在人們都對抗生素退避三舍,現在所有的治療方法都是相對的,但用能量的方法是絕對的,這樣的診斷是絕對的,治療的方法也是絕對的。也許由於某種原因,這種方法對十分之一的人無效,但至少對十分之九的人有效。
 
我們要明白,這些都與錢無關,你們都不能用錢購買,這是一個生命的過程。我們花了多少錢才購得我們的進化呢?我們向大地之母付了多少錢,才得到這些美麗的花朵呢?這是你們自己的力量。靈量所在的三角骨又叫做聖骨,這表示希臘人知道,這塊骨頭有神聖意義。所以我們要知道自己是甚麼,別無其他辦法。
 
在霎哈嘉瑜伽,你能進入現在此刻。我們時刻都想著將來或過去。一個思想昇起然後降下,另一個思想昇起然後降下,我們則在這些思潮起伏中間,不能在現在此刻。過去已經過去,將來是不存在的。因此我們不能與真實合一。真實便是現在此刻,靈量昇起以後,便把思想中間的空隙延長,在兩個思想中間有一空隙,那便是現在此刻。這裡你沒有思想,你自在平安之中。這樣你便能在靜坐之中,你們不能有意去靜坐,而是要進入靜坐的境界,我們稱之為無思慮的入靜境界。當你達到無思慮的入靜境界,你成為整齣世界戲劇的靜觀者,你視所有為一齣戲。如果你有問題,就好像你站在海中央,會害怕那些海浪。但如果你在船中,便能看著那些海浪。如果你能游泳,便能跳入水中,拯救其他人。同樣,你能靜觀你的問題,好像置身事外那樣,於是便能解決那些問題。你亦能解決他人的問題,聽起來很神奇,但你們其實是很神奇的。你們有許多能力,只是你們不知道。就好像一枝未點亮的蠟燭,點亮以後便發出光來。我常舉這樣一個例子:如果你把一部電視機搬到印度偏遠的農村,你告訴他們這箱子可以看電影,他們不會相信。同樣,我們相信自己不過是個箱子而已。但一旦你們接上了電源,便變得很神奇,這是一早在你們之內的。如果這個麥克風沒有接駁到電源,便沒有甚麼意義。此之所以人們沒有身分認同,不知道應該做甚麼。例如在美國,他們熱衷於髮型,做這做那,因為他們沒有甚麼去認同。
 
你們的真正身分是:你們都是純潔的靈。你們的靈性能力會生長,你成為一個注意力完全純潔的人。耶穌說:「你們不可有淫邪的眼睛。」我到過所有基督教國家,但從未見過有誰,注意力是那麼純潔的。當這種純真的注意力放在某人身上,那人便能得享平安,而且得到醫治。你的注意力發展出另一境界,你能感應他人的能量中心,你變成具有集體的意識。你能在指掌上感應他人,如果你知道如何清潔自己的能量中心,以及他人的能量中心,便能解決所有問題。所有的壓力都會消除,你變得十分有活力,同時非常有愛心。這樣一種新人類便誕生,他們很有智慧,做事敏捷,充滿愛心。你們會知道一切以前你們不知道的那些精微層面的知識。因此你們能明白老子所講的「道」,能明白佛陀,菩提達摩的禪宗,耶穌和所有降世神祇。你連接上了他們,因此你們才能具有這個力量。
 
最重要的是,你們躍進了喜樂的海洋。你能享受你自己,不會覺得沉悶,你能享受其他人,但沒有慾念,沒有貪婪。你會拋棄那些毀滅你的壞習慣。就好像在黑暗之中,我手裡拿著一條蛇,我很自我中心,如果有誰告訴我,我手中拿的是蛇,我會說:「不,這不是蛇,是一條繩索。」除非那條蛇咬了我,否則我不會將它拋棄。但只要有一點點光,我會馬上將蛇拋棄。就是這樣,有些人一夜之間,拋棄了吸毒的習慣。因為你變得很有力量,沒有甚麼可毀滅你,你也不能毀滅你自己。
 
同時你躍進喜樂的海洋,喜樂不像開心或不開心,喜樂是絕對的。如果有人討好你的自我,你便會覺得開心,如果有人打擊你的自我,你便會覺得不開心。但在一元的喜樂,你是永遠在喜樂當中。你們知道,我今年七十一歲了,我第一次來台灣的時候,這裡還是破破舊舊的,現在已經變成一個繁榮的都市。不過你們需要的是靈性上的繁榮,否則你們不能享受這一切。
 
我確信今天晚上,你們每一個人都能得到自覺。我知道你們心裡有些問題。你們要知道,過去二十四年,我都是這樣周遊世界演講,我回答過各種各樣的問題,已經是回答問題的專家了。但這些只是思想上的遊戲,你們要超越這個思維,進入無思慮的入靜狀態。然後是第二階段,叫做無疑惑的入靜狀態。你們便擁有所有力量,能給予他人自覺,你們能成就偉大的事情,你自己也會驚歎其神妙。只要你們有自信,相信自己今天晚上會得到,便可得到自覺。
 
霎哈嘉瑜伽是很容易的,"Saha"的意思是「在一起」,"ja"的意思是「生」。你們有與生俱來的權利,去獲得你的瑜伽,即與上天力量的聯合。你們不必作那些運動瑜伽的姿勢,那只是瑜伽的一小部分。瑜伽不是在思想上的,你們毋須到喜瑪拉雅山去做倒立的姿勢,那是內在於你們的,那是你們自己的力量。靈量是你們每一個人的母親,她知道你的一切,她很樂意給你自覺,讓你得到重生。有些人宣稱自己已經得到重生,那不是真的,只是自我吹噓而已。因為一個人,無論宣稱自己是印度教徒、回教徒,或基督徒,都可作出種種罪惡。而這些以宗教名義成立的團體,只是追求金錢的。你們看得出來沒有?它們不是一些社交團體,便是追求權力的,沒有一個是追求靈性的。所以你們不應譴責宗教,應該譴責那些敗壞宗教的人。在霎哈嘉瑜伽,你們會知道,所有這些宗教都是同一顆靈性之樹上的花朵,但人們摘下那些活生生的花朵,然後拿著些已死的花朵互相鬥爭。
 
我確信今天晚上,你們每一個人都能得到自覺。但我尊重你們的自由,如果你不想得到自覺,我不能勉強你。那些不想得到自覺的人,現在應離開禮堂。靈量不製造任何問題,不會傷害你們,你們都會得到自覺。就好像種子發芽一樣,然後你要來參加我們的集體靜坐,你們毋須付錢。霎哈嘉瑜伽的所有知識,你們毋須付錢去買。但我不能勉強你們,當然這個知識不是給那些愚蠢的人的,也不是給那些狂妄自大的人的。你們必須謙卑下來,你們不必付出甚麼,但你們要去接受。沒有甚麼要勉強你們的,這是你們自己的力量,會自己彰顯出來。 […]

聖彼得堡公開講座2 Yubileyny Sports Palace, St. Petersburg (Russia)

聖彼得堡公開講座2
1993年8月1日
俄羅斯
我向所有真理的追求者致敬。昨天我告訴過你們,如何找到絕對真理。我們內在早有一能量系統,使我們能躍進靈性的知覺。內在的靈是絕對真理的根源,彰顯出來後,我們的注意力便變得純真,並且活躍起來。內在的靈是我們喜樂的泉源。你們發展出一種無思慮的覺醒狀態,同時又發展出集體的意識。所有這些都能在你們的中樞神經系統知覺得到。在梵文我們稱之為 “Buh",佛陀 “Buddha" 這個字便是由此而來的。得到自覺的人便是佛。今天我會告訴你們,這能量如何作用於我們的能量中心。
第一個能量中心是紅色的,它掌管我們的純真。我們的純真是不會被毀滅的。它會注入我們注意力之中,我們便會變得純真,沒有貪婪,好像個小孩子那樣。耶穌基督說:「你們要純真如赤子,才能進入上帝的國。」那些思想積集都會去除掉。我們的純真能保護我們,使我們知道甚麼是對,甚麼是錯,我們不會再做那些傷害自己,毀滅自己的事。我們尊重自己的純潔,我們變得很有力量,懂得尊重自己。我們對待生活的態度,也變得十分純真,享受好像小孩子般的喜樂。
第二個能量中心叫真知輪,是我們創造力的中心。俄國有許多偉大的藝術家、畫家和雕塑家,用他們的創造力,創造出許多美麗的事物。但他們的作品未必有普遍的價值。也許德國藝術家的作品,意大利人不喜歡,也許意大利藝術家的作品,俄羅斯人不喜歡。能長久流傳的作品,都是那些得到自覺的靈所作的藝術品。所有人都喜歡蒙娜麗莎這張畫,因為它有生命能量散發出來。西斯汀教堂的壁畫,上面畫有靈量和耶穌基督,畫得相當神妙。因為作者米開安琪羅,是個得到自覺的靈。但他受了很多苦,當時的人不明白他。現在世界各地的人,都來看他的畫。我們也有很偉大的音樂家,像莫扎特、史特勞斯,所有這些音樂家都是得到自覺的靈。你們國家也有很偉大的作家,他們寫出許多內省的,靈性上很高的書籍。你們國家有些大聖人,今天你們可感覺到,這些聖人都有一種上天的創造力,他們成為真正的先知。
有許多先知聖人,都曾預言過霎哈嘉瑜伽。在英國有詩人威廉‧布萊克,在印度亦有許多聖人,預言過會有霎哈嘉瑜伽。在印度遠古時已有預言,霎哈嘉瑜伽於何時開始,人們於何時會得自覺。我們思考時,會使用第二中心的能量,當這個中心受到啟發以後,思想便會減少。在身體上亦會治好許多病症,肝臟、胰臟、腎臟的疾病都會消除。
跟著是第三個能量中心,也可說它是第二個,因為真知輪從它裡面出來。第三個中心叫正道輪,在身體上照顧我們的太陽神經叢。這個中心如果有問題,便會出現各種胃病,甚至胃癌。如果這個中心受到啟發,便會消除這些疾病。飲酒或吸毒都會損害這個中心。有些人太貪吃,有些人則喜歡禁食。當這個中心受到啟發,那個人便會得到滿足。他便開始向上追求,他不怎樣擔心錢財,他開始追求超越的事物。這是一類很特別的人,我們稱之為真理的追求者,就像你們這樣。當中脈受到啟發以後,那個人便開始追求,世界各地都有這樣的追求者。在俄國的人進化很高,他們有種感應力,知道應該追求些甚麼。烏克蘭、羅馬尼亞、保加利亞、波蘭等都是這樣。人們對真理都很敏感。
但也有些很愚蠢的人,好像昨天有人問我,對 Hari Rama Hari Krisna 這個團體有甚麼看法。我說只有愚蠢的人才參加,不停唸誦 Hari Rama Hari Krisna 就可得到更高的意識了嗎?在薄伽梵歌,克里希納從沒有這樣說過。有些人以為朗讀吠陀經,或古蘭經,便能昇進。就好像你有頭痛,醫生給你開了個藥方,而你只唸誦那個藥方,可以治好頭痛嗎?你要服那些藥才會好。唸書背書並沒有甚麼用。克里希納並沒有叫人像乞丐般生活,克里希納亦是財富之神。他有個朋友很窮,克里希納便給他建造一座黃金造的房屋。怎能想像一個人口唸克里希納的名字,行為卻像乞丐一般?他所做的正與克里希納相反。在美國,人們給他們許多錢,並且跟隨他們,但他們並沒有靈量的知識,也不知道能量中心的知識。他們還吸毒,組織在美國被禁。他們以財富之神的名義,在街上行乞,叫人感到羞恥。在西方,許多人因此而迷失,他們的錢全被騙去,最後人也變得瘋瘋癲癲。
還有另一個團體叫「超覺靜坐」,我希望俄國沒有。他們收六千英鎊,教人飛起離地三呎。在俄國沒有人會學這些無意義的事。有甚麼用呢?昇起離地上三呎有甚麼用?在地上這樣彈來彈去,有些人屁股也碰壞了。由你們的純真,發展出你們的智慧。你們便會明白誰的說法合理,誰的不合理。
你們再上一個中心叫心輪,也是分左邊和右邊。若心輪的中部受損,那人便沒有安全感。尤其是女性,若她們的心輪受損,她們便沒有安全感,也會患上乳癌。若右邊心輪受損,便會患上哮喘病。若左邊心輪受損,便會患上心臟病。若心輪中部受光的啟發,便會發展出安全感。在身體內的抗體會去抵抗疾病。在十二歲前在身體內的胸骨會發展出抗體,之後抗體會散播全身。胸骨就像一個遙遠控制器,指揮身體各部的抗體去抵抗疾病。就好像有些突發事件發生,我們的心會跳動,因為胸骨在顫動,故此要得到安全感,我們心輪中部要受啟發。你再沒有恐懼,你能勇敢面對,你充滿活力,沒有懼怕,同時你也十分有愛心。你會關懷別人,能感受他人的憂患。以往是你的敵人,或曾使你懼怕的,或曾懼怕你的,都成為你的朋友。忽然間你發覺所有敵人,都成為你的朋友。若你原是好侵略他人的,你會變得十分柔和。
心輪之上便是喉輪,喉輪的問題是俄羅斯人十分嚴重的問題。這是我從集體的情況中知覺到的。問題的來源是因為我們基督教的信仰,認為自己是罪人。但我們並不是。基督從沒有這樣說過。但我們卻終日不知為了甚麼,感到罪疚。結果我們便患上因喉輪左部受損而引起的疾病,我們變得情緒低落。如果是喉輪右部出問題,我們會變得富侵略性,高聲呼喝,十分生氣。甚至小孩也會變得殘忍,狂妄自大,不斷駁咀。這些都是喉輪右部的問題。如果喉輪右部受到啟發,你便變成十分甜蜜的人,而且十分合群。視其他霎哈嘉瑜伽練習者如同自己,並懂得與人分享,希望與人溝通。不僅自己得到自覺,還要傳揚開去。
最重要的中心是寬恕輪,在視神經交叉處。寬恕輪左部很容易受我們的眼睛影響,會有弱視或近視。神經病人便是寬恕輪左部有問題,是由於亡靈附身所造成,或通過眼睛受別人催眠,或通過真知輪左部催眠你,使你變得瘋瘋癲癲。好像某假導師的門徒便是這樣,很富侵略性,說話令人無法了解。所以你們要小心,拜甚麼人作師傅,讀甚麼書,統統會影響你們的。如果寬恕輪左部受到啟發,你便可以看見那些生命能量,同時看見得到自覺的人有光發出來。好像照相機攝得的那樣。
在印度有個假導師,他能空手變出鑽石。他經常催眠觀眾,卻沒有被人發現。幾個月前,有人用四部照相機,拍得他如何作偽。他先從助手處取得金鍊,然後變出來送給一個觀眾。在場的人都受他催眠,可是他卻不能催眠照相機。我們還保留那卷錄影帶。因此寬恕輪左部好的人,能看見別人是不是一個真正的聖人,那個導師是真是假。你的行為也會變得優雅高貴,言語行事都是這樣,這是喜樂的表現。有些小孩子的寬恕輪很好,有一次有個小孩看見一個喇嘛,便說:「你沒有權坐在這裡,你不是真的導師。」因此我們立即便知誰是偽君子。
寬恕輪右部也是很重要的,如果我們不寬恕別人,便會出現問題。如果思考太多也會出現問題,我們思考時是使用意識,過份活躍,便不能停下來。現在有一種新病症,患者全身都不能動,只有大腦能活動,在美國現在很流行。太多思考,過份未來取向,都會傷害你們的寬恕輪,你會變得脾氣暴躁,就好像希特勒那樣,他的寬恕輪右部和整個右邊都很壞。那時達賴喇嘛是他的導師,他們非常傾向右邊,很富侵略性。如果你的寬恕輪有問題,你會變得狂妄自大,非常自我中心,批評所有人,不能享受任何事物。因此總括來說,以上任何一種中心不平衡,都是極其危險的。
最後一個輪穴是自覺輪,有一千塊花瓣。聖經上說:「我將在你們面前如火舌般昇起。」自覺輪受到啟發後,那一千瓣花瓣便會打開,看起來好像火焰一樣,閃耀著各種不同的顏色,令人舒適,感覺清涼,跟真的火焰相反。當靈量昇上自覺輪,火焰便張開讓靈量通過。我們現有的知識都是相對的知識,而且我們的知識也很小,很有限。當上天的恩賜進入你的自覺輪,你便變得很有知識。這個知識是很玄妙的,使你得到平安和喜樂。你的神經線開始發射出能量,你能在指掌上知道絕對的真理。自覺輪是個大難關,現在已經打開了,因此才有可能實現大規模的自覺。    我只是很簡短的向你們介紹以上這些能量中心,自覺輪的特性是,在指掌上讓你知道絕對的真理。得到自覺是你生命中的一件大事。你在事實上得到你的重生,這不僅是一項儀式,你真的得到,可以感覺得到,可以利用這個力量。我們生命的目的,便是要進入上帝的國,享受那恩賜。
願神祝福你們。 […]

香港公開講座 Hong Kong (China)

香港公開講座
1993年3月7日
 
 
我向所有真理實相的追求者致敬。首先,我們要知道,真理是如其所如的。你們無法改變真理,你們要如其所如的接受它。很可惜,以人類的知覺,我們不能知道真理。要有一些事情發生在我們身上,我們才可以知道真理。因此,在所有的經典,如法句經,聖經、印度的經典或古蘭經都說,你們要通過得到自覺而有一種內在的改變。這便是“Buddha"(佛)這個字的意思。“Buddha”是梵文,“Bu"的意思是在你們的中樞神經知道真理。
 
在我們進化的過程中,我們現在成為人。還有一小步,我們便可以得到覺悟的境界,即佛的境界。佛陀,還有耆那教的大雄,他們生在大約相同的時代,他們都很熱切希望人們得到他們的自覺。他們都不說神。因為如果他們說神的話,那些人便只會拜神,而不去追求自覺。但如果沒有自覺,我們便不能吸收任何宗教原理在我們之中。
 
例如,你可以是佛教徒、基督徒、印度教徒或回教徒,卻可以犯下任何罪惡。這有甚麼分別呢?所有這些只是個招牌。我們要真正成為得到覺悟的人。
 
無論我向你們說甚麼,你們都不要盲目接受。你們要好像科學家那樣,保持開放的頭腦,將我的話看成是一個假設。但如果這個假設被證實,那麼作為誠實的人,你們便要接受它。
 
你們剛才已聽過內在能量系統的介紹,那是內在於你們的。當靈量提昇起來,穿過六個能量中心,最後穿越頭頂,你便變成是個得到覺醒的人。你們不能有意去靜坐,而是要在靜坐之中。有兩個關於你們的真理你們要知道。從基本來說,你不是這個身體、這個思維、這個自我和超我、這個情感、這個頭腦,你們都是純潔的靈。這是我們要去成為的,為此你們內在才有這個能量系統。
 
第二個真理是:有一個無所不在的上天浩愛力量,是無形無象的。你們看這些美麗的花朵,我們都視之為理所當然的。它們都從大地之母而來,但我們都不去想,這是多麼大的奇蹟。且看你們的眼睛,是部多麼好的照相機,你們的腦袋像部電腦,但我們將一切都視為理所當然的。心臟的跳動,我們也視為理所當然,我們不去想,是誰造就這些工作的呢?我們也不去想,我們是如何成為人的?所有這些都是由上天浩愛的力量去成就的。
 
這個力量與所有事物相連,因此我們心內的靈應成為我們的注意力,啟發我們的中樞神經系統。我們便成為佛,即得到覺悟的人。這不是靠看書的,書本只是思維上的事,過度思考已令我們有很多壓力、精神緊張,因此我們要超越這思維。
 
當靈量昇起,穿過額輪,即視神經交叉的地方,她便吸入大腦的自我和超我,即那個人的思想積集和制約,於是我們的額輪便會出現一個通道,靈量便可以上昇至頭頂,穿越頂輪。
 
就好像梵文稱鳥兒為“Dijaha",即重生的意思。鳥兒起初是一隻蛋,然後成為一隻鳥,同樣一個得到啟發的人亦被稱為“Dijaha”。
 
當頂輪打開,我們便得到覺醒,就好像這個擴音器要連接到電源,否則便沒有意義。同樣,若我們連接到上天的整體力量,我們便知道自己是誰。你會明白自己美麗的神性,跟著你明白自己的一切。而且你的注意力也會在你的手指、你的神經線上反映出來。就好像在圖表中,我們看見所有輪穴都用不同顏色表達出來,表示所有輪穴都可在指尖上感應出來。我們總共有七個輪穴,右脈是我們身體和思維的一方面,左脈是我們情感的一面,在醫學上稱左右脈為左交感神經和右交感神經,中脈則稱為副交感神經系統。
 
當我們跑步時,我們的心臟會加快跳動,那是使用交感神經系統。我們在緊急的時候,也會使用交感神經系統,而副交感神經系統則使心臟恢復正常跳動。
 

138

 

當靈量上升穿越視神經交叉,我們便到達無思慮的入靜狀態,我們的頭腦十分清醒,但卻沒有思慮與雜念,跟著再穿越頭蓋骨。當與上天的聯繫得到良好的鞏固,我們便進入無疑惑的入靜狀態。你想思考的話,便能思考,若不想思考的話,你便自然在一個十分安祥和平的知覺狀態,你完全不會感到壓力或精神緊張。一個思潮昇起然後降下,另一個思潮昇起然後降下,我們總是在這些思潮中打轉。這些思想來自過去或將來,我們無法在現在此刻。但思潮中間有一個空隙,當額輪打開,你變得無思無慮,你便在當下此刻。當下此刻才是真實。這時你便到達神聖的境界,這便是靜坐的境界。你們應該明白純潔的靈的特質,首先要知道純潔的靈是一個普遍的存有,在每一個人的身上都反映出來。當純潔的靈進入我們的注意力,我們的注意力便受到啟發,達到集體意識的知覺狀態。我們不單感應到自己的輪穴,也感應到每一個人的輪穴,沒有了彼此之分,微觀生命變成宏觀的生命,就像滴水流入大海。我們不再有爭論或戰爭,因為每個人都知道絕對的真理。絕對真理是不能被挑戰的,就好像我現在坐在你們面前,你們所有人都看見,這是真理,無可置疑。當你們成為純潔的靈,你們也會知道絕對的真理。
 
若你把十個已得到自覺的小孩子矇上眼睛,然後問那些小孩,某位先生有甚麼問題,他們會豎起同一隻手指,例如是這隻手指,然後問那人是否心臟有問題?他說是。那是怎樣知道的?因為這隻手指是代表心臟。
 
當靈量上昇,便能穿越各個能量中心,左右交感神經系統會合在一起,成為一個通道,中間的通道就是副交感神經系統。若我們太多使用左脈或右脈,便會令左右脈分開,使我們有思維上、情緒上和精神上的疾病。但當靈量上升,便會糾正輪穴的位置,連合成一通道。然後靈量會滋養各輪穴,把你和上天聯合起來。當上天的生命能量流經你的身體,你便變得十分有活力,同時十分有愛心。你也會十分鬆弛,不會感到生活上的緊張與壓力。
 
就好像如果你在海中心,你會害怕那些海浪,但當你在船上,你就能享受這些海浪。若你懂得游泳,你還能跳入海裡,拯救其他人,這就是在霎哈嘉瑜伽所發生的事情。你可以解決所有身體上的問題,因為你可以提昇靈量。你可以解決所有思維上的問題、情緒上的問題、靈性上的問題。
 
在印度,有三位醫生因研究霎哈嘉瑜伽而得到醫學博士學位。他們研究血癌、癲癇症和哮喘病。在倫敦,有七位醫生正統計有多少人因霎哈嘉瑜伽而得到醫治。
 
這是你們內在的力量,是你們自己本有的。就好像一根燃點了的蠟燭能夠燃點另一根一樣。因為你們內在的系統早已準備好了。
 
這是要自然發生的,因為這是生命的過程,在每個人的身上都可以發生。我們知道未來佛稱為“Matriya”,意思是三個力量,一個代表安慰,以作醫治,另一個代表教導、勸喻。第三個代表救贖,使人得以進化。這三種力量都在未來佛身上,故稱“Matriya”,這就是佛。未來佛就是佛,這就是指一個人得自覺,而且可以令其他人也得到自覺。有一位英國很有名的詩人布萊克(William Blake),也說出同樣的事情,他說有一天上天的子民會令其他人變成聖人。現在就是你們達到自覺的時代,你們不用做甚麼,不用付出甚麼勞苦,你們或會問為甚麼所有宗教都失敗?因為他們都變得追求權力或追求金錢,他們都不追求靈性,所以偏差了。宗教本身沒有甚麼錯,那些先知本身也沒有甚麼錯,聖人在世也沒有甚麼錯,錯的是人類。所有生態、政治、經濟上的問題,家庭、社會的問題,都是來自人類的。如果人類可以得到轉化,所有問題都能夠解決,所以人類必須得到轉化。你們體內的系統已經完全準備好了。永恆的靈的最大特質是讓你成為喜樂的源頭,為你及為其他人帶來喜樂。喜樂沒有二元性,如開心或不開心,喜樂是絕對的,這是絕對的經驗。
 
我對中國人十分有信心,我到過中國內地三次,也和中國的總理見過面,他問我有關靈性上的事情,這是十分令人驚奇的。俄國人也是一樣,現在霎哈嘉瑜伽在很多地方有傳授,我們也嘗試在香港發展,但到現在為止,我不明白為甚麼人們對關於自己的事沒有興趣,這是十分重要的。
首先現代社會有很多疾病,其實透過自己很容易便可以醫治,所有因無知而產生的問題都會結束。這是完全免費的,而且也是你們內在的。就好像大地之母生出美麗的花朵,你們要給大地之母多少錢呢?她不明白甚麼是金錢,甚麼是銀行制度,這全都是自然而然的。
 
我知道在此刻你們每一個人都可以得到自覺,只要十分鐘便可以了。但得到之後,你們還要去鞏固它。你們毋須像佛陀那樣出家做苦行僧,你們不必受甚麼苦,也不用到喜瑪拉雅山做倒立的姿勢,唯一要做的是到靜坐班去。
 
我們有一些從澳洲來的練習者,現在在你們之中,只是為了把霎哈嘉瑜伽傳給在香港的人,分享這感受,分享這喜樂。當我第一次到俄國時,我很驚奇有二十五位德國的霎哈嘉瑜伽練習者在那裡,那些德國人都變得十分和藹友善,你簡直不相信他們是德國人。我問他們為甚麼要到俄國,他們說﹕「母親,我們要補償先祖輩對俄國所做的暴行。」我的心受感動,我們可成為一個大同世界、充滿美好的人。我丈夫說我把世人都變成了天使,一種新社會、一種新人類已經形成了。我們在全世界都有兄弟姊妹,我們只需要成為這樣。這不是一個組織,你們只需要成為這個狀態,這才是重要的。種子要成為大樹,因此你們要回到集體中,所有清潔的工作便自然的發生。
 

143

 

在這次公開講座,我不能把所有告訴你們,在此之前我到過香港多次,但沒有接觸到中國人。我今天十分高興能看見你們,因為你們都是認真的,心地十分好的人,我相信你們所有人都會成就很大。在紐約有很多中國人,在加拿大也是,在洛杉機有很多伊朗人。我們之中有很多回教徒、基督教徒、印度教徒和很多不同宗教的人,他們崇拜基督,也崇拜佛陀等,因為這些降世神祇就如花朵,但人們摘下那些花朵。那些降世神祇在不同時代來到人間,但人們摘下那些花朵,更為那些死去的花朵而鬥爭,說這是我的,這是我的。你們怎可能去鬥爭?因此我現在邀請你們要去得到自覺。
 
你們可能會有一些問題想問,我能解答所有問題,因為我有二十三年的經驗,面對過不同的人。但我所解答的問題只是思維上的,我不能保證靈量,保證每個人都得到自覺。無論我回答或不回答你的問題,若你們有問題可以發問,但要和今天的主題有關,因為若浪費時間在無關的問題是沒有用的。我來到這裡不是要向你們取得甚麼,我只是將屬於你們的還給你們,那是你們美麗和榮耀的財產。若你們要問問題,須知這問題是對你有好處,也對整個人類有好處。
問︰若我們每日都堅持練習,要練多久才可以像你一樣?
答︰只需要每天五分鐘靜坐和晚上十分鐘靜坐,最少是這樣。當你得到自覺以後,便可以這樣做。所有都在你們身上,你們只需要享受便足夠。若你要有進步,你們便要努力。之後你們便可以給別人得到自覺,你會因此而喜樂。不單是我不收任何人的錢,那些霎哈嘉練習者也不收任何人的錢,沒有人會拿取任何金錢。
 
問︰這和佛教打坐有甚麼分別?
答︰佛教的打坐你已經做到了,因此你們不用再找,你們現在是要得到自覺。你們在過去世代已這樣做,因此你們現在要到這裡來。現在時候到了,你們可以得到了。
問︰我們應怎樣做才得到自覺?
答︰我們現在就可以做了。
 
問︰靈量(Kundalini)和力量(Shakti)有甚麼分別?
答︰Shakti很多人都誤用。Shakti的意思是力量,是內在從上天得到的力量。在印度有很多假導師,他們迷惑很多人,我作為印度人也感到羞愧。我們要做的是成為純潔的靈,有從上天得來的力量。那些人是為了賺取金錢。首先你們要知道,你不能付任何錢去購買靈性。第二就是當你去到某個導師面前,你要看看他的門徒是怎樣的人,有很多印度人到美國或其他地方去,只是為了賺錢,他們同時摧毀別人。你首先要知道這是怎樣做到的,你們是有這力量做到的,你要成為自己的導師。這些可以從醫學解釋出來,同時從所有經典可以解釋出來。若有人拿出一些東西說這個那個,不要去相信這些荒謬的事情。首先要注意他們的跟隨者是甚麼人,那些追隨者是否甚麼財產都沒有了,或者是變得瘋瘋癲癲。這些事情十分可怕,我是你們的母親,我要說出真相。
 
問﹕為甚麼你說到得到自覺而不談及素食主義?
答︰素食主義是錯誤的,這些成為主義便是錯誤。你們知道佛陀是吃了剛屠宰的牛肉而死的嗎?在霎哈嘉瑜伽沒有甚麼主義,沒有甚麼教條。你們要做的是要對你們的健康有好處,根據你自己的特質去選擇吃甚麼。例如有些人傾向右脈,只想到將來的事情,過份活躍,他們便要多吃些碳水化合物。但那些不活躍的,傾向左脈的人,便要多吃些富蛋白質的食物,這些都是合符科學根據的。
 
問︰業報(Karma)是甚麼?
答︰業報Karma是人人常常想及的,但我從來沒有想過。我們內在的自我說我們做這個做那個,我們的超我使我們感到所做的事情不好,但當靈量穿越額輪,就像這樣,額輪又被稱為第三眼,當額輪打開,便會把自我和超我吸入,這時,你的業報都結束了。你不會說「是我做的」,你會說是那純潔力量所造就的,因為你已成為永恆的靈,你已找到了真我,你看到自己的不同了,不會再有甚麼業報了。
 
問︰瑜伽和靜坐有甚麼分別?
答︰瑜伽的意思是聯合,即和上天的力量聯合,沒有其他意思。當你達到瑜伽,你便在靜坐的狀態,這就是真實的一刻。靜坐不是說我甚麼都不做,我現在就去靜坐,不是這樣。靜坐是實現真我的經驗,這實在是太美好的事實了。這些已全部內置於我們。例如我們把電視機送到鄉村去,對村裡的人說可以從電視上看到世界各地的圖像,他們說這只是一個箱子,怎麼可能?當我把電視插上電源,他們便會驚奇看見了影像,同樣當你連接到電源去,你也驚奇你自己。
 
問︰是否有很多不同種類的瑜伽,而這是其中一種?
答︰不是。所有瑜伽都是一樣,我將會解釋。所謂哈達瑜伽(Hatha Yoga),都是出自同一原理,出自一本很厚的書,那本書說到八方面,已有上千年歷史。首先要清潔整個身體,所有輪穴。但現代的哈達瑜伽只是很少的一部分,而且十分不合符科學。在霎哈嘉瑜伽,有些人需要做一些運動,例如有些人的骨有問題。但首先靈量要上昇,你便知道問題在那裡。但那些練習哈達瑜伽的人像將所有藥物都吃下去,而不加分辨。他們來到我面前,說練習哈達瑜伽後患上心臟病,你是會患上這些疾病的。另一種瑜伽叫Raja Yoga,他們使輪穴打開,令靈量提昇,然後關閉那些輪穴,使靈量不能降下。但Raja Yoga的練習方式是很人工化的,他們會叫你關閉你的胃部,但靈量也不會因此而提昇起來。有些人甚至要把舌頭割開一點,使舌頭微微向後縮,關閉喉輪,以防靈量下降,但你不會感覺到的。那些人做這些可怕的事情,就好像只轉動車輪,而沒有開車。他們最後想達到的都是同一境界,達到帕坦伽利所說的境界。所有其他的瑜伽都十分人工化,但其實是人類內在自然發生的事情。
 
問︰若靈量提昇到頭頂,那些能量會否從頭頂散去?
答︰不會,這能量是一種聯繫,不會散失。你會感到有涼風從頭頂出來,有時是和暖的,而且你們的手指會第一次感到有能量流經,這就是上天的生命能量。你第一次會感到這力量,今天晚上你便會感覺到。
問︰我們如何獲得此經驗?
答︰你們已問了很多問題,你們要知道,你們可以自由向我發問。
 
問︰霎哈嘉瑜伽和Reiki有甚麼關連?
答︰我不知道這是甚麼。但霎哈嘉瑜伽和老子所說的道有關連,和孔子的儒家思想有關連,和蘇格拉底所說的有關連。他們所說的都有連繫,所有關於「道」和「禪宗」,都是互相關聯的。最好的方法是問自己,如果是對的,便有清涼的風從手心出來,如果不是便沒有涼風了。例如有一個人是假的,你便會感到十分熱,例如遇見一個癌症病人或愛滋病病人,你也會感到十分熱。
 
現在我們開始得到自覺吧。 […]

保加利亞公開講座 Zala Festivalna, Sofia (Bulgaria)

保加利亞公開講座
1992年7月23日
索菲亞市
我向所有真理的追求者致敬。開首之先,我們要知道,真理是如其所如的。我們不能以思想達到它,不能將它概念化,我們要去經驗它。你們可以感知到真理,即真實界。這是個十分混亂的時代,但只有在這時代,你才可找到真理。你們要是真理實相的追求者,因為這是為了你的好處,也是為了全世界的好處。我們已進化至人類的階段,但我們有的不是絕對的知覺,而是相對的知覺。我們不知甚麼是真理,甚麼是真實,不知道為甚麼生在世上。每個人,無論生在甚麼國家,生來就有一種內在的信心,這是對上天或高於人類事物的信心。你們每人都有這種潛在的神性,不會因任何事物而改變,只會因你們的思想積習而掩蔽起來。
有許多事物打擊你們的信心,首先是各種宗教,一個人不論相信任何宗教,都可以做罪惡的事,宗教成為思想的投射。而且現在的宗教,不是追求靈性,而是追求金錢的。這使人們懷疑那些開創宗教的人。那些先知和降世神祇都是百分之百真的,可是從孩提開始,我們便被錯誤的觀念圍繞,以致於迷失。好像耶穌基督,他的門徒走錯了方向,那個保羅利用基督教,作為自己的台階,他利用耶穌最弱的門徒彼得,耶穌早就說過彼得會聽信撒旦的話。保羅和彼得二人迫害其他門徒,多瑪逃到印度,馬太則反擊,而約翰則不肯交出他對耶穌的記載。有一點很簡單,耶穌怎會叫彼得一人組織教會?保羅和彼得二人編纂聖經,加入錯誤的觀念。我生長在基督教家庭,當我讀聖經時,感到震驚,不知為何聖經裡會有保羅此人。我問我父親,他是個已得到自覺的靈,他說保羅是個破壞者。
保羅的第一個錯誤觀念是原罪,人怎會有原罪?他自己曾參加婚禮,他要參予原罪嗎?是否所有結婚的人,都犯了原罪?羅摩、克里希納、穆罕默德、那納克、老子都有結婚,他們是罪人嗎?這是個絕對錯誤的假設。然後是那些教士,在加拿大,剛出版一部書揭露那些教士如何對兒童作性侵犯。耶穌說:「你們會喊叫:『耶穌!耶穌!』但我不認識你們。」這些人只是為了賺錢。有一次在海牙魯魯,我們剛主持完聚會回來,打開電視機看,我從未看過這樣向人諂媚的節目。有個教士站在鏡頭前,拿著一百元鈔票說:「捐出這一百元,神便會給你一切。」他說有位女士捐了一百元,這是賣念珠的錢。第二天,她門前放滿了念珠,只有美國人才相信這些故事。印度的假導師也常常說這類故事,後來他們都說出這是假的。你們不要相信這些人,甚至傳媒也是不可靠的,只要有人給他們錢,他們便會報導那個消息。這些站在假理一邊的人,都害怕霎哈嘉瑜伽。他們不知道甚麼對他們好,他們要知道,直至目前為止,他們仍未得到救贖,像他們那樣做有甚麼用?
耶穌說,你們要得到重生,但這不是要頒發給自己一張證書,便可得到重生。在梵文,得到重生的人叫 “Dijaha",與「鳥」是同一個字。鳥首先生而為蛋,然後重生為鳥,同樣,我們生而為人,然後成為得到自覺的靈。我們不可稱一隻蛋為鳥,鳥有它的能力。這種神性在我們裡面,這個力量在我們裡面,你們不用花錢去買,也不能花錢去買,這是個進化的過程,是個活生生的過程。為甚麼你們要認同於那些對你們沒有任何好處的事物?
節目主持人剛才已介紹過人體內的能量系統,這就是耶穌說的生命樹。但有許多聖經中沒有記載,因為耶穌在世的日子很短,而且耶穌說的許多話,都經過保羅的刪改。耶穌很清楚的說:你要知道你自己。我們知道自己的真我嗎?耶穌說:你們不要有淫邪的眼睛,你們有純真無邪的眼睛嗎?如果沒有,那就要知道我們還有所不足。現在的宗教都不是靈性取向的,他們時刻想著賺錢,而且還催眠人。
保羅開始的另一錯誤是要人懺悔,這使人受許多苦。有一次,一個在教會學校讀書的女孩問我她有罪嗎?我說沒有。但女孩說學校要她懺悔,她怎樣也想不出有甚麼罪。所以我們要知道,耶穌所說的,並沒有實現,我們仍要求得救贖。那是很容易的,要得到自覺,只要很短的時間。因為你們都有這個力量。
有樣事情我覺得很奇怪,他們說有聖父聖子,但聖靈只是隻白鴿。怎可能有父親、兒子,卻沒有母親?保羅是個憎恨女人的人,保羅提及耶穌母親時,只說「那婦人」,從不稱聖母。而有五任的教宗,都曾討論瑪利亞的罪,這是多麼褻瀆的事。他們懷疑童貞女受孕的可能,但這是神的事情,神可以作任何事,神不同於人。你們的心臟是如何會跳動的?看你們的眼睛,這都是奇蹟的創造,看你們的大腦,好像是部電腦那樣,這是由誰創造的呢?是全能的神。我們稱神為全能的,卻不明白祂能做任何事。在現代有種不同的環境,在印度我們稱之為黑暗時代,即最惡劣的年代。在真理時代來臨以前,還有一個過渡時期,此時無所不在的上天浩愛的力量會活躍起來。現在這個力量已經活躍起來,你們因此才能得到自覺。你們看見的這些神蹟相片,全都是上天力量的工作。
甚麼是真理?真理是這樣的:你們不是這個身體,這個思維,這個自我或超我,你們都是永恆的靈。另一個真理是:有一個無所不在的上天浩愛的力量存在。看這些美麗的花朵,你們視之為理所當然。我們甚至不去想,這些事情是怎樣發生的?是誰造就這生命的工作?是這無所不在的上天浩愛的力量。古代聖人已知有這個力量,並冠以不同名稱,如聖靈的涼風。聖靈是甚麼?聖靈是萬物之母,在聖經有提及門徒感到聖靈的涼風,但卻沒有更進一步的記載。希臘人稱她為雅典娜,那是萬物之母的意思。要知道我們體內的靈量,便是聖靈的力量在我們體內的反映,而我們的靈,則是全能的神在我們體內的反映。你們首先要得到自覺,知道自己是誰,然後便會知道一切,就是如此而已。
這些都是內在於你們的,好像一顆種子,放在大地母親之上,便會發芽成長一樣。靈量昇起以後,所有能量中心都會得到滋養。世界所有問題,都是由人類引起的。所有人類的問題,都是由這些能量中心引起的。如果你的能量中心良好,所有問題都能迎刃而解。首先你們的身體、精神和情緒都得到平衡。癌症和許多不治之症,都被霎哈嘉瑜伽治好了。在印度有三位醫生,因研究用霎哈嘉瑜伽治療不治之症,取得醫學博士學位。印度的傳媒十分明智,報章雜誌都有大量篇幅報導霎哈嘉瑜伽。印度人很容易便能接受霎哈嘉瑜伽,因為在印度我們沒有像佛洛依德般的學者。最近我讀一本關於佛洛依德的書,這是完全錯誤的理論。過去二十年我不斷這樣說,現在有位醫生指出,佛洛依德的理論並無科學根據。但他的理論已對西方文化造成很壞的影響,已是無可彌補。我想他不知道有霎哈嘉瑜伽。在霎哈嘉瑜伽,我們能超越所有愚蠢的事情。有人一夜之間,戒除了吸毒的習慣,恢復道德的生活。看這些人能唱印度歌曲,那是很難學的,特別是英國人,現在他們都唱得很好,很難想像這些人會變得這樣有創造力。
我們要知道靈體的本質,永恆的靈是我們內在的普遍存有。喚醒靈體以後,你變成是普遍的存有。通過靈體之光你看見,所有宗教都是同一棵樹的不同枝條,是同一棵樹上的不同花朵。但人們摘下那些花朵,說這花是自己的。因為我們像聖雄甘地那樣,相信所有宗教,那些宗教的教條主義者,便不喜歡我們,要加以打擊。要小心他們,他們能收買傳媒。我們要小心,耶穌的門徒也受過這樣的苦。因為他們有真正的知識,他們被稱為「真知派」(Gnostics)。Gna 這個字來自梵文,意即純潔的知識。這個知識是內在於你們的,你們不需要甚麼高級學位,因這些都是內在的。就好像你們能看見我坐在這裡,你們能感知到這無所不在的力量。當靈體之光在你們注意力之中,這個能量便開始在你體內流通,你們便能感覺到這力量。你們不要問別人,你們自己便知道。你們可通過這些清涼的能量,知道甚麼是真是假、是對是錯。你們不用盲目相信任何事情,只要張開雙手,問:「有神沒有?」便可感到手掌上的涼風。你們可問:「耶穌基督是上帝的兒子嗎?」便可感到掌上的涼風。如果你們問希特勒或斯大林,便會感到熱力,甚至兒童也可做到。
由此你們便可知道絕對的真理,這不是相對的。每個人都知覺同樣的事情,這樣便沒有爭鬥和戰爭。首先發生的是,你們進入現在此刻。你們一直生活在將來或是過去,由於靈量昇起,你們進入了現在,完全沒有雜念,你們在平安之中。這個境界叫無思慮的入靜狀態,是很容易達到的。只有在這種狀態,你們才能生長。第二階段你完全沒有了疑惑,對自己沒有疑惑,對無所不在的力量亦無疑惑。但這不只是在思想上的,你們能提昇別人的靈量,這樣一個人便能讓千萬人得到自覺,你們能醫治別人,你們能解決許多問題,變得很有活力,同時很有愛心。當你們的注意力改變你們的眼睛,你們便具有耶穌所說的純真的眼睛,沒有貪婪。無論你把注意力放在那裡,都能發生作用。你們變得很有力量,你們可控制雨水和周圍的環境。但最重要的是你們變得正直,不會自我中心。靈體可給你無限的滿足感,你們知道絕對的真理,你們的注意力受到啟發。第三是你們進入了喜樂的海洋,喜樂沒有二重性,快樂或不快樂,而是一種狀態。你能靜觀整齣世界的戲劇,你能享受你自己,享受其他人。所有不幸都完結了,這是一早答應過的,你們會進入上帝的國。
現在這時候來臨了,你們生長在這個時代很幸運。現代有那麼多真理的追求者,英國詩人威廉‧布萊克曾經說,神的子民有朝一日會生在世上,令自己變得神聖,令他人也變得神聖。這不是一次演講,你們要明白,這是你們自己的力量。為甚麼不這樣做,這是你們自己的,有甚麼害處?這是人類覺醒最偉大的時代,你們都要進入這個時代。我很簡單的向你們解釋,因為我只留一天的時間。
但不會在美國,他們都很愚蠢,他們有太多的錢孝敬假導師,他們吸食藥物,或染上自毀的習慣。我很高興來到這裡,明年我還會再來。但你們要明白,霎哈嘉瑜伽不是一個人練的,當然你們要在家裡靜坐,但你們還要參加集體。你們便變成是整體的一個部分,好像身體某部分有問題,整個身體都會幫助它。在世界任何一個地方,只要有霎哈嘉瑜伽的修習者,都是你的弟兄姊妹,他們是你真正的兄弟姊妹。你有甚麼問題,他們都會跑來幫助你。記得我初到俄國時,那裡有廿五個德國來的霎哈嘉瑜伽修習者,我問他們為甚麼來到這裡?他們含著淚說:「難道你還不明白麼?我們要補償祖先犯下的過錯。」這些德國人變成是最溫文的人,他們變得很有愛心,他們從石頭變成發出芳香的蓮花。這是他們內在的美麗。你們只需要對自己有一點耐心,現在我們開始作靜坐冥想,大概需要十至十五分鐘的時間,這樣你便能進入上帝的國。
那些不想得到自覺的人,現在應離開禮堂。因為我們不能勉強別人得到自覺,我們尊重人的自由。你們要自己要求得到,要求得到上天的知識和得到自覺。
There are three conditions, which are very simple. The first one is that you all have to have complete confidence in yourself that today you are going to get your Self Realization. Secondly you have to have full understanding that this All Pervading Power is the Ocean of Forgiveness. And whatever mistakes you might have committed can be easily dissolved by the Ocean of Forgiveness. […]

公開講座 二 (India)

印度 馬德拉斯  1991 年 12 月 7 日
 
 
我向所有真理的追求者致敬。
昨天開始的時候,我告訴你真理就是那樣。如果我們還沒有找到真理,就應該對它謙虛真誠,因為真理帶給我們福祉,它給我們的城鎮、我們的社會、我們的國家、以及整個宇宙帶來福祉。
你們全都出生在一個很特別的時刻,是大家都要得到自覺的時刻。這是聖經所描述的重生時刻,也是穆罕默德所描述的復活(Kiyama)時刻。這個很特別的時刻是Nala,你也知道,Nala damayanthi akhyan ,他要面對迦利(Kali)。他很生氣的對迦利說︰「你摧毀了我的家庭,破壞了我的平靜,把人帶入bhram,帶入幻象,所以我最好還是把你殺掉。」他挑戰迦利︰「你應該永遠完蛋。」
迦利回答:「好吧,讓我告訴你我是大幻相(mahatmyam),我為甚麼要在這裡。如果我能說服你,你便要停止殺害我,要不然,你可以殺掉我。」他跟著說︰「今天,所有尋找真理,尋找自覺的人,Atma sakshatkara(自覺);所有走到giri、 kandharas、山上、山谷裡、世界每個角落尋找神的人,他們都會在混亂期(kali yuga)以尋常百姓出生。毫無疑問,幻相(Bhram)確實存在,人們會落入sabhram。幻象會存在,混亂也會存在______我會製造它們,這是毋庸置疑的______不過,就是因為混亂,這些尋常百姓才會尋找真理。這是為甚麼他們就在這個時刻取得Atma sakshatkara(自覺)。」
我們的經書(shastras)裡有很多關於這些時刻的預言。Bhrigumuni特別在”Nadigranth”描述這些時刻。如果你數算一下日子,它正正就是現在。這些預言會在Raghwindra Swami死後發生,亦即是現在正在發生的事情。對你們來說,了解到Raghwindra Swami在這個領域做了大量的工作是非常重要的,現在是時候要完成他的工作;Ramana Maharshi也是。他們不知道怎樣解釋,所以他們就要maunavart。像格尼殊哇(Gyaneshwara),他在二十三歲時寫下這種美妙的作品,像“Amruta anubhavi ……”這本書,我認為是靈性的遺言。他們在二十三歲這麽年輕就要進入samadhis(三摩地,即境界),因為沒有人想去了解他們。太多的儀式,太多的制約,過度的閱讀,沒有人想去了解他們在說甚麼。每個人都以為:「我們了解一切。」他們就這樣滿足了。伽比爾(Kabira) 說過︰ Kaise samjhaun, sab jag andhaa ______「全世界都瞎了眼,我要怎樣去解釋呢。」
這就是我們在進化中要達成,要跳進去的。所有的經典都說你要成為靈______不單是印度,每個地方都是。如果你學習「道」,如果你學習「禪」,如果你學習猶太或基督教哲學,或是伊斯蘭,每一處都說你要成為真我(Self),你要取得真我的知識。當然,若有任何人這樣說,那些執掌宗教的人,事務的掌舵人,他們從中賺取金錢或製造權勢,利用宗教來取得權力或錢財,他們不喜歡這種說法,他們就會說:「他們是異端。這是褻瀆罪。他們不具備特別的知識。」這就是他們懲罰人、煩擾人、折磨人的方式。不過,現在是時候讓所有求道者得到自覺______Atma sakshatkara。
 
昨天我告訴你它是怎樣透過喚醒靈量來成就。人們寫下各種各樣關於靈量不實的荒唐事情。我是你的母親,我會把真理告訴你,我不會告訴你虛假的東西。即使你不喜歡,就讓我告訴你吧,因為這是為了你的福祉,為了你的好處,為了你的hita。
當靈量升起,她穿過你不同的能量中心,即精微的中心,並滋養它們。靈量穿透你的腦囟,把你與無所不在的力量,這個我們不知道的力量連上。跟著你從手上感受到我們叫作Chaitanya lahari的生命能量。商羯羅大師(Adi Shankaracharya)把它叫作“Saundarya lahari”,因為你可以用它來判斷saundarya。他把它描述得很美妙。可是他們卻不斷折磨他______想一想,像商羯羅大師這樣的人______我是說我不知道要說甚麼。他說出母親這個秘密,還描述得那麽美妙;為何要折磨他?他犯了甚麼錯要受這種折磨?現在我們要捍衛真理,而且必須說:「母親,我們要擁有真理,只要真理,不要別的。」
昨天我告訴過你,Atma(真我、靈)是全能的神在我們心裡的反映。除科學家「甚麼都知道」這個正統科學制約外,這是現代科學制約的新型態。我跟你說,他們甚麼都不知道,真是荒唐。現在你看到有那麽多的科學家踴躍地與你討論霎哈嘉瑜伽,因為他們體驗過了,所以才接受。我告訴他們根輪,這個第一個輪穴,根輪是用碳原子造成的,因為它是用Prithvi(即土)元素造的……tattwa(原理)。如果你把碳原子拍下來造一個模型,再拍下相片,如果你從左面看往右面,就會看到“Aum”(唵);如果你從右面看,在左面會看到swastika(卐);如果你從下往上看,會看到十字架。
對了,我真的要告訴你一位沃力克爾博士,他是位非常有名的醫生,或許因為他是印度人,才拿不到諾貝爾獎。他與三四個練習霎哈嘉瑜伽的科學家一起做實驗,他們都這樣說。它就是這樣。這些科學家只有那麽一點兒知識,因為他們是從表面看事物,而你以霎哈嘉瑜伽則是從內在開始。每一個人都會說出同樣的話,因為……現在你看到我站在這裡,穿著一件有紅色飾邊的白色紗麗;每個人都知道,每個人都感受到。我不需要告訴你,你知道,你看到,你看到它,就是這樣。
不過一旦你得到自覺,無論你在手上感受到甚麽,他人也有相同的感覺。即使你找來十個小孩,蒙上他們的眼睛,再問他們:「這位先生有甚麼病痛?」他們不知道是位女士還是位先生,因為他們的眼睛都被蒙上,他們都會……比如說,伸出這根手指。這是說他的喉輪不好。你問那個人:「你的喉嚨有毛病嗎?」「你怎麽知道?」我們知道是因為這根手指是克里希納的手指,克里希納的位置,就是喉嚨。全部都有關連。神話並非全都是荒謬的。它有九成是確有其事。當然有人摻進了一些荒謬的東西,可是有九成的神話,所謂的神話,是確有其事。
現在,我們到寺廟去。我們以為這是寺廟,到寺廟是很好的。可是我們不知道自己在做甚麼,膜拜甚麼,在膜拜誰,那些是甚麽神祇,祂們在我們身上如何運作,住在我們內在哪一處,祂們幹甚麼工作?怎麽取悅祂們?我們甚麼都不知道;可是你問那些外國人,他們甚麽都知道。首先,他們受夠了基督教,此其一。他們就是受夠了所有無聊的事情,因為他們很聰明,你看得出,他們的制約少得多。
他們開始想:「畢竟,我們不知道為甚麼他們這樣做。」他們就是準備就緒。那時候,我們出口了很多假導師______向西方出口了很多假導師。感謝天,因為我們窮,我們才得救______這可是個祝福。很多假導師因此走到哪裡(西方),賺了很多錢,我們在這裡也有很多這種人。我是說我們精於此道,製造了很多假導師。他們愚弄人,一個接一個,賺了很多錢。他們全是金錢導向的。
開始的時候對我來說是很困難的,他們全都曾經很霸道地挑釁我,因為我說過你不可以用神的名義來賺錢______那樣做太過分了。「她怎能說你不能賺錢?」不過現在好多了。他們一個接一個被揭發,還有更多人會被揭發。我不需要告訴你他們是誰,他們會被揭發,一個接一個。如果有光,黑暗便會消失,這裡的一切都要被揭發。
每一個人都有相同的感受,沒有任何爭議;因為靈是全能神的反映,同一位神,祂反映至高濕婆神(Sadashiva),至高濕婆神旁觀見證原初的母親,即太初之母(Adi Shakti)的工作,祂只是這場戲劇的旁觀者,只是旁觀見證。在你之內,祂以Atma(靈)來旁觀見證,但是祂並不會進入你的注意力之中,祂就在哪裡。祂的注意力是有限制的,因為祂怎樣也不想干涉你的自由。所以祂限制自己,只是靜觀。這就是「自主」,我們說的「自主神經系統」的「自主」,就是靈。
現在,它是同一位至高濕婆神的反映。因此,所有的反映很自然都應該是一樣的,他們的影響也應該是一樣的。當然,在得到自覺前,我們可以這樣說,它只是反映在石頭上,或者在牆上,也許在某些不透明的東西上。得到自覺後,你變成反映者,美麗的反映者,它反映你。每一個人都反映相同的東西。所以Atma sakshatkara(自覺)在每個人身上都是相同的。就是一開始,他感到手上有涼風,涼風從他的腦囟滲出來。他們全都有相同的感覺,跟著他們感到能量中心,還能找出哪裡不妥當。還有,他們全部人都變得無思慮的覺醒,就是我們叫做nirvichara samadhi(無思慮的知覺)的第一階段,一下子就成就了。
你可能會說:「母親,這是很困難的。這是怎會發生?以前人們要去喜馬拉雅山才行。」好吧,沒關係的,你不用去喜馬拉雅山。那些日子都過去了。畢竟,文明,這棵文明之樹已經長得這麽高大,它的根也必須生長;不然整個文明會垮掉。這是根源的知識,這就是為甚麽你必須變得精微,sukshma,才能了解這個知識。這只能在靈量昇起,穿透你的腦囟,把你連接到那無所不在神的浩愛力量時,才得以成真。
你第一個感受是集體意識,因為每一個人都是靈。所以你能感受到另一個Atma(靈),你能感受到另一個靈,感受到另一個。你能感受到他們的身體,他們的心智,你能感受到一切。這是你從神經系統,中樞神經系統取得的第一個品質,samuhik chetana。你在進化中取得的一切都顯現在你的中樞神經系統。舉個例子,如果你想帶一只狗或一匹馬走過很骯髒的巷子,牠們會毫不介意的走過去。可是對人類來說,要走過去就很困難了,因為在進化中,我們的中樞神經系統發展了嗅覺,發展了對美麗的感覺。對,他們發展了這種感官,一旦他們發展了這種感官,結果是在進化中,在精微感官上,人類絕對是比動物優勝。對一只狗,你在這裡擺放甚麽都不要緊,你怎樣佈置,穿甚麽顏色的衣物,都不重要;但對我們這些卻是很重要,因為我們的感官已經改善。感官有所改進是因為在進化過程中,我們已經成為人類。
可是在人類的階段,我們仍有一個問題,這個問題是我們的腦袋發展了兩個架構,被稱為自我和超我,你也可以稱它們為自我和制約。這兩個架構在我們的腦袋中交叉並且鈣化,使得我們變成封閉的人格。當靈量昇起,她通過在視神經交叉床的額輪,把這兩個架構吸入,打開頂輪,靈量才能走出來。這是一個活生生的過程,單憑你是不能做到。假設你要播種子,你不能把胚芽,Ankura拔出來,再把它塞回去,你不能使種子發芽生長。這是個活生生的神、活生生的能量的活生生過程。請了解,當中有很大的區別。
靈量升起是自然而然地發生。她是你的母親,她很美妙地移動,不會干擾你。她非常了解她的孩子。這是她把自覺給你的機會。你的每一生她都一直愛你,她了解你的一切,知道你所有的問題。你曾經像個頑皮的男孩______「不要緊。」她說:「這是把自覺給他們的機會。」就是她,美好地升起,把事情成就,穿透。這全都發生了。
當她觸碰到或穿透梵穴( Brahmarandra),至高濕婆神的寶座就在這裡。祂的反映在這裡,寶座卻在這裡。這是我們頭腦裡的peethas(寶座), 七個peethas,輪穴則在下方。所以當她穿透它,實際上是我們觸碰了至高濕婆神的蓮足,那就是為甚麽我們心裡注意到靈。當我們注意到靈,我們就得到開悟,注意力得到開悟,注意力因此變得非常地警覺,它知道一切。只是坐在這裡,你便知道其他人在他們的輪穴上做了些甚麼。你不會討論他們穿甚麼衣服,他們銀行裡有多少存款,他們會看到自己輪穴的狀態,出甚麼問題。你只要坐在這裡,就能治療他們,幫助他們。可是他們一定要和這個無所不在的力量結為一體,這才是重要的。如果他們不這樣,便要花點時間。
你先變得nirvichar, nirvichar samadhi(無思慮的入靜狀態),跟著你通過給予他人自覺來成就你的集體意識。你有權提昇靈量,用雙手你就能提昇靈量。在這裡唱歌的人,他們有些人已經給上千人自覺,你也能這樣做,因為現在你擁有力量。問題是皇位已經賜予你,你亦已經安坐其上,也已經用漂亮的mukuta(即皇冠)來裝飾你,可是你仍然不想相信自己已經當上國王,要怎樣你才會相信?
所以第二點是自信,這是非常困難的。他們不相信自己已經得到自覺。然後「去做吧,去成就它吧。你已經成為自己的導師,去做吧。」他們不能,他們害怕。這些可怕的騙子,他們沒有自覺,沒有知識,甚麼都沒有。他們成為死導師,卻有上千人追隨他們,他們愚弄他們,從中賺錢,還糟蹋他們的生命。而霎哈嘉瑜伽士,他們具有全部的知識,知曉一切,卻仍是很謙虛,很單純。他們了解每一個人。任何人來到,他們了解:「啊,我們了解這個人。」他們不說出來,但卻了解所有人。以他們本身的科學,他們會告訴你:「這個是這樣的。」他們了解。他們會集體地為那個人服務。你不會知道他們做了些甚麼,它會成就到。
靈的第二種本質是,它不單是集體的存在體,還是絕對的存在體。我們活在一個相對的世界裡_______這是好的,這是壞的,這是這樣那樣的。它是絕對的存在體,像你把雙手朝向一張照片:馬上,如果那是由一個得到自覺的靈拍下的,你就會感到生命能量。想一想任何人,他是個得到自覺的靈嗎?只要伸出雙手。有很多人……不相信神。如果祂是神,所謂的神,不相信有神。我是說,這是最不科學的,假設他們不相信神,他們只需要問:「母親,有神嗎?」行了,他們取得生命能量。一切都能夠被證實。任何事物都有Pramaan (即證據),到目前為止所提過的事物都有Pramaan。這是件發生在你身上的大事,就是你從生命能量(chaitanya)中取得 Pramaan(證據)。這個注意力(chitta)是那麽專注、那麽有活力、那麽有效率,它也潔凈你。它知道你哪裡出問題,哪個輪穴有阻塞,它都會告訴你。
像我在德里的時候,他們帶來三個男孩。「母親,他們的額輪有阻塞。不知何故,我們怎樣都不能清理它。」那是說他們都自我中心。他們也說:「對,母親,我們的額輪有阻塞,我們頭痛。」 他們是自我中心,卻不說自己是自我中心。他們只會說:「對,母親,我們的額輪有阻塞。請潔淨它吧。」你自己在說:「我是自我中心。」因為痛楚,是自我帶給你的痛楚;所以:「母親,幫我們潔淨額輪,我們清理不了。」
「好的,來吧,我來潔淨它吧。」
你開始評價自己。你知道自己有甚麽地方不妥當。「我的臍輪有阻塞,我這個輪穴有阻塞,那個輪穴有阻塞。」他們知道自己的問題,他們都知道怎樣去淨化,怎樣去清理,怎樣去成就,那麽你便能潔淨自己。不過,最厲害的潔淨是當你與集體一起的時候才會發生。
很多人用我的照片:「母親,我們做崇拜,坐下靜坐;可是我還是有這個麻煩。」你必須在集體裡,這是霎哈嘉瑜伽很重要的部分。因為現在,你看,你不用到喜馬拉雅山,不用跳進恆河裡,不用斷食,不用唸誦任何Japaas (經文),甚麽也不用做。唯一要做的是:要集體合群。集體是大能的注意力的海洋。一旦你處於集體中,便會得到潔淨。像我的手指,假設,本來是好好的,假設有片指甲被剪下來丟掉,它就不會再生長,沒人會再注意它。所以你必須來集體。
就這樣,自我出現,有些人是大人物,很富有,受過高深教育,又或是一些政治家,你明白,大,大,大,大,大人物,他們感到抒尊降貴去一個簡陋的地方是很困難的,那地方就是中心,他們只想去一處為他們而設的皇宮,「不然我們又怎能去呢?」這是母親的房子,即使你們的母親也很謙遜,她沒有太多的錢______「好吧,不要緊,這是我母親的房子。」他們不肯來,跟著他們便失去生命能量。這是很普遍的缺憾,特別在印度,不是西方,因為他們知道自己已取得怎樣寶貴的東西。我們卻不知道自己成就了甚麽,就是Atma sakshatkara(自覺)。我明年會再來︰「母親,我有這個問題,那個問題,我在家中有靜坐。」若你不來集體,你不能潔淨自己,這是在霎哈嘉瑜伽唯一潔淨自己,超越一切的途徑。
當靈量穿過額輪,你變得無思無慮,思緒升起又降下,另一個思緒升起又降下,有些思緒來自過去,有些來自未來,我們卻不在現在。若我說︰「你要活在當下。」你不能。這就是為甚麽靈量被喚醒後,你的注意力會向內。這件紗麗就像靈量昇上來_______看它就像這樣散開。當靈量昇起,它把注意力推向內,你的注意力就是這樣向內,當它穿越,思緒間有一個叫作”vilamga”的空隙______這個,當然,或許每個人都知道______在增長擴展,這是現在。所以你要在variamaan,即現在,我們必須在現在,那麽我們才能無思無慮。就像水波升起,跌下,你面對水。當你在水中,你會害怕,會恐懼。當你遇上問題,你會害怕,但若有人從水中救起你,把你放在船上,你便會看到,你解決了你的問題;若你懂游泳,你便能跳下水拯救很多人。
你在三個階段移動,你只有在無思慮的知覺狀態下才能成長,這種狀態既能在集體又能在靜坐中達成,為此你不用付費。有些介紹講座是免費的,但第二課則要付費,霎哈嘉瑜伽不是這樣,這樣荒唐的事情不會發生在霎哈嘉瑜伽,它是實相,我們不能購買實相。事實上,神不懂銀行,不懂金錢,祂不明白任何關於錢的一切,祂不懂賺錢,這是你們要頭痛的事情,不是祂。當然,若我要坐飛機,便要付費,這是可以的。若要租用會堂,也要付費,是付錢租用會堂,不是付錢給神。至於喚醒,開悟,你不能收取任何費用,即使是為了darshan(真身),有人告訴我他們收取金錢,試想像,對他們來說,一切都是錢,錢,錢,錢,錢。他們怎能昇至靈的層次?我們是那麽簡單,你要知道,bhaktas(虔敬)是那麽簡單。「好吧,你想要五盧比,我賣了介子給你,你想要這個,我給你這個。」
有個在美國的靈性導師,我想他擁有四十八輛勞斯萊斯,我也忘記了總數,他還想要多一輛,所以他告訴他的信徒︰「無論如何,你們也要給我一輛勞斯萊斯,我才會來英國。」那些信徒只能吃馬鈴薯,還餓著。一個霎哈嘉瑜伽士問︰「你們在做甚麽?為甚麽他想要勞斯萊斯?為甚麽他對勞斯萊斯那麽感興趣?」
他說︰「你明白嗎,我們只給他一件金屬,他卻給我們靈。」你可以想像嗎?金屬可以換取靈!他必定把某些bhoot badha(亡靈)附在他們身上,英文是”spirit”。英語是很易誤導人,因為”spirit”可以解作酒精,也可以解作”atma”(真我、靈),也可以是”bhoot”(亡靈),我不知道他們說的”spirit”是那個意思。
若要與神建立關係,我們先要成為靈,只有這樣才能與神建立關係。我們可以證明自己︰「我是這樣,我們那樣。」這樣不好,一無是處,因為給了你這個肉身。試想像上天的力量要做些甚麽才能令你成為人類,它是那麽溫柔,那麽小心,那麽漂亮的創造你成為人類。現在,你為甚麽得到這個肉身?我們怎樣運用這個肉身?我們必須提升我們的人生,為了甚麽?是否只為了保險?我不知道他們做了些甚麽,是為了某些原因,我們要成為世界的光?
靈之光散發在注意力中,注意力變得有生氣,活躍,成就事情,它還很有警覺性,極之準時。注意力完全不會感到厭煩。人們不知道何謂沉悶,沉悶是因為你的注意力變得疲倦,這個注意力卻是充滿光輝,所以他們不懂甚麽是沉悶。
靈的第二個本質是它告訴你真理,絕對的真理,只有真理,告訴這個chaitanya lahiris(生命能量)會告訴你的一切,當你成熟,不是之前,當你完全與它連上______若你只是部分連上,部分沒有連上是不行的______是當你完全成熟,即是處於nirvikalpa(無疑惑的知覺狀態)。當你變成這樣,你的注意力完全正確,你的生命能量完全妥當,報告是完全正確,那麽你取得的資料便是百分百真理,對任何人的真理。
就如我們想知道格涅沙,我們敬拜格涅沙,很多人拿祂來開玩笑,即使那些所謂的聰明人,你要明白,他們不知道要說甚麽,所以才會說些有關格涅沙的荒唐話,你要明白,這是罪。你可以問︰「母親,Gauri Putra是否已經賜予根輪,在我們身上?」當然,有自覺的人會感到巨大的生命能量,你們也一樣。若你有疑問,若你敬拜格涅沙,你便會問這個問題;若你敬拜毗濕奴,便會問那個問題;若你敬拜基督,就會問另一個問題;若你敬拜濕婆神,會問另一個問題。我們出了甚麽毛病,在沒有連上,我們呼喊︰「濕婆神,濕婆神,濕婆神,濕婆神?」祂是否在你的口袋裡?你又怎能只是……祂是我們的僕人或甚麽?
若你已經得到自覺,只唸誦一次祂的名字就夠了。祂作出行動,因為我們在祂的國度裡。在你們的國度裡,在印度的國度,就在這裡,你可以呼喊任何人,不管如何,沒有人會來,這個問題不會發生。當你開始呼喊神,若沒有連上,是不會起作用。若你連上,不單神祇會幫助你,找你麻煩的人也會妥當,不單如此,你的任何要求都會達成,它實實在在的在發生。各種manorathas(即願望和欲望)都會實現。無論你稱呼它為開悟或實現,都是你的存有的完全實現。
靈的第三個本質是愛,因為它是愛,它給你喜樂。但nirvaj______這愛沒有任何要求,它只付出,那麽舒服,美好的感覺。人有壓力,當你做了各種荒唐的事情後,會感到有壓力,毫無疑問。當這裡有個洞(hole),壓力便會消失,不再有壓力了。我們不知道甚麽是壓力。人們不找醫生,即使醫生也不找醫生,他們來找我,我不是醫生,他們卻來找我,真的很驚訝。
這是後現代科學,後現代______越超現代科學。你知道嗎,我們是印度人,印度有這個文化遺產,我們卻更相信英國的東西,英國服飾,英國的知識,因為我們只知道英語。那些懂法文的人會相信法國。是時候我們要相信自己,我們卻不相信自己的國家,自己的文化,自己的知識。我告訴你這不是新事物,霎哈嘉瑜伽是很古老的______Nanaka sahaja Samadhi lago,每一個聖人都曾描述它。我們卻這樣那樣做,各種儀式,karma kandis,這些,那些。這樣做不能給你最終,不能。我告訴你,這是真理,我們就是要成為的靈,它是我們生命的最終目的,其他的都在界線之內。這是我們從所有經典,所有降世神祇,每一處取得的。讓我們現在只想成為靈,讓我們成為有自覺的靈,成為導師。
他們沒有問題?
在給你們自覺前,我會回答一些好問題,若你想出去五分鐘,你可以,再回來,其間可以提問題。
問題︰靜坐時,我們是否把注意力放在頭頂?
 
你不用放注意力在任何地方,你甚麽也沒有做,是靈量在昇起,你不需要做甚麽,不要與你的注意力搏鬥,它自會……自會處理,它知道自己的工作,這是重點。
問題︰那些神祇如格涅沙,摩訶毗濕奴等等有如經典裡描述的形相嗎?
當然有!祂們是神祇。
問題︰又或祂們處於某種神祕的知覺狀態附屬於瑜伽的能量中心?
 
當然祂們是,這些神祇在這裡,格涅沙就像格涅沙,當然,祂的顏色與其他的神祇不同______這要看情況。祂神祕的知覺狀態與毗濕奴,或濕婆神也不同。祂做祂的工作,每一位神祇都完美地掌握祂們負責的任務,祂們是有形相的,絕對是如你所知的形相,毫無疑問。我們是那麽有福份!我是說,試想想,我要向這些人談及格涅沙,他們甚至不懂”G”這個字!它是否只是……?他們對祂一無所知,接著他們掌握了格涅沙。現在問問他們,他們會告訴你所有輪穴,告訴你一切,所有這些知識都在這裡,這個我們的國家,所有這些美麗的珠寶都在這裡。
問題︰當我們與不熟悉霎哈嘉瑜伽的人一起時,我們能否只想像我們敬佩的瑪塔吉的形相而不用把她的相片放在前面?
 
當然可以,我的照片有時放在很可笑的地方,不應這樣,這不合禮儀。我的照片應放在你和霎哈嘉瑜伽士一起的地方,或在你的房子,你的家,不應每一處都用它。
問題︰這是很危險的問題!素食會否影響求道者(sadhana)?是否吃素比較好?
 
無論我說甚麽,你都會生氣!但我告訴你,在霎哈嘉瑜伽,你不應吃身軀比你大的動物。若你吃素,可以吃素;若你不吃素,也可以不吃素,要按照你的性格而定。若你是偏右脈,最好吃素,若你是偏左脈,最好多吃蛋白質。我在說蛋白質和碳水化合物,吃各種蛋白質。現在印度人都不吃蛋白質,除了idli(一種南印度菜餚),我不認為我們有吃蛋白質,還有,我們與大米一起吃。我認為印度人必須多吃蛋白質,因為我們變得那麽虛弱。就如我們害怕入息稅,這種那種稅,又加上我們很虛弱,因為我們吃得過於清淡,因此我們要吃滋補的食物,特別是各種蛋白質。但不要吃體型大過我們的動物,就如有人吃馬匹______我不知道他們還吃甚麽,甚麽也吃,大象。
沒有處方是適用於每一個人,要按照你的體質去吃,我是說當我這樣說時,很多人不會再來霎哈嘉瑜伽,只想像一下,他們因此失去atma sakshatkara(自覺)。我是說你怎會成為素食者?因為你媽媽是素食者,還是甚麽原因?你從哪裡學懂素食?就如你是穆斯林,你會吃人的頭顱!幸好你生於印度社區,但我們卻太過分了。從早到晚,我是說這些儀式在馬德拉斯是太多了,他們還告訴我︰「母親,霎哈嘉瑜伽永遠不能在馬德拉斯成就到。」
我問:「為什麼?」
「因為那兒的人完全不霎哈嘉(sahaj______自然而然)。他們必須早上四時起床,洗澡,上廟宇,然後回家。如果他們一天沒有這樣做,便會整天瘋瘋癲癲,認為自己犯下彌天大罪,這例行公事必須每天都做。」
霎哈嘉瑜伽是沒有慣例的,它是個生命的過程。生命的過程是沒有慣例。花兒想開就開,何苦要以這些儀式來握殺自己?這是印度教的問題,基督徒也有相同的問題。我是說人人都在比試。神創造世界是要讓我們享受。我告訴你,如果你們能放棄這些規範,會非常輕鬆。忘記它吧!極其量,早上五分鐘,晚上睡前十分鐘,以霎哈嘉瑜伽方式靜坐就可以了。我們也有靜坐中心,你可以去看看,就是這樣。神自會為你們處理餘下的事情。
 
(這是個好的問題)-問題︰ sadhana(求道者)的最後覺醒是甚麼?在頭頂和手心感到能量後,怎樣向那方向前進?
十分好,森先生,那表示你已感受到它,我很高興。我是說你要到我們的集體靜室去繼續昇進。我們不談將來,只談現在。你會漸漸驚嘆自己的昇進,怎樣取得所有力量。你自會了解,會讚嘆和驚訝。有些人我一年後再重遇_______雖然我有很好的記憶力,但仍不能把他們認出。
這個男士在這裡,他有些個人問題,可憐的傢伙。他走到Navoli的哈達瑜伽(Hatha Yoga),他在受苦。哈達瑜伽是另一種可笑的東西。若你讀過帕坦伽利(Patanjali),便知道這是Ashtanga yoga(運動瑜伽)。這種練習,做一點點是很重要的。任何人都可以教你哈達瑜伽。但是,除非他是有自覺的靈,否則他沒有權力教你甚麽。我今天要說的是Nivichar Samadhi(無思慮覺醒狀態),Nirvikalpa(無疑惑覺醒狀態) ______全部都有記載下來。他稱呼無所不在的力量為ritambara prAgnya。有些人教你︰「哈(ha),達(tha)」,只是這樣。人們都瘋瘋癲癲狂跑狂跳,你變得偏右脈,患上心臟病。這個男士就有問題。但我向你保證,你會妥當。你要練習霎哈嘉瑜伽,這是很簡單的,它使你平衡,你會妥當。
練習哈達瑜伽,唸誦腹輪中部口訣(Gayatri Mantra),你便更偏向右脈。要學習你需要的。右脈的人要有多點虔敬(bhakti);左脈的則可練習哈達瑜伽。要令自己平衡,才會有喜樂。否則當你遇見哈達瑜伽士時,最好帶備一支撐篙;天曉得他會不會打你______像Duruwasha(一位臭名遠播的臭脾氣導師)。這些人很危險,他們不知道甚麼是愛,甚麼是母親,他們從不說愛。
問題︰自知之明是否練習喚醒靈量力量(kundalini shakti)的先決條件?
 
不是。獲得自覺後你會變得自知。甚麼也不需要。舉個例,人們不斷說:「你犯了罪,好吧,給我錢,你的罪就會清除。」我告訴你,把他交給警察吧。對我來說,沒有人是罪人,沒有。你們是我的孩子,沒有一個是罪人。你們沒有犯任何罪,沒有犯錯,甚麼也沒有。你們只是弄錯了一些事情才走進黑暗;頂多說你們無知。但我不喜歡稱呼任何人為罪人,除非他們是惡魔。當然惡魔確實存在,但他們已經被標明,你們不用說出來,他們的確存在。
你要取得這個自知,我們卻並未自知。自知之明是不能用行為來達到。當我們說:「我要有自知,我要有自知,我要走進內在。」______我們怎樣做?我們的自我?是真有其事的。當你們達到那狀態______不是人的狀態,是瑜伽士的狀態______在這狀態你們便會有自知之明,會尊重自己,也會有尊嚴,你不會炫耀,不會變成低俗的人。
問題︰他說:「母親,我最近開始用霎哈嘉的方法靜坐,我時常都感到很清新和美妙。老實說,雖然母親說那能量是屬於我的,但我之前從未感覺到它。母親,請你告訴我,我是否重新與神或力量的源頭連上,因此我們常常感到充滿能量。
當然,你感到是因為你已再連上了,亳無疑問。你感覺不到能量,必定是你是個好人,當有阻塞,你才覺得有問題。如果一切很順暢,你不會有甚麼感覺。如果你很順暢地降落在霎哈嘉瑜伽,表示你是個善良、正直的好人。你很順利地就降落了,沒有障礙。你沒有不平衡,你在中央,沒有問題。若果你有問題,靈量會昇起又降下。因此你感覺不到。有問題的人有時會感到在不同位置有痛楚。但如果靈量只昇起,你便知道自己是正直的好人。
 
問題︰是否所有不能解釋的問題都能用「神」這個字來解釋?
不,不,不。在霎哈嘉瑜伽,一切都能解釋,能驗證(Pramana)。
問題︰有沒有人曾看到,聽到,感到或意會到他最終的控制人、主人、擁有人、決策人?
當然有!很多很多人,你不知道嗎?很多人。
問題︰每個人的最終的權力是外在的還是內在的?
祂反映在每個人身上,但反映不是主體。不過,視乎反映者的狀況,反映可以等同主體。
問題︰若某人已能領悟最終的真理,為何他仍會死?
他問了個很大的問題。我想是這個男士問我這個問題,我請他先獲得自覺。他相當困惑。你看,現在︰「甚麼是神?甚麼是死亡?」你是誰?先找出答案。誰提出這個問題?……他在中脈的狀態下發問嗎?噢,天呀!很有趣,他是在中脈的狀態下提出這個問題。可以說他想得太多了。
 
問題︰說神是好的是否錯呢?
 
我想他過度閱讀,這才是問題。孩子,你先要知道實相,這些問題都會消失______無疑惑覺醒狀態……。他現在想談理想和典範之類的。
 
問題︰人只活一次是千真萬確的……
 
錯,誰告訴你?不是他。如果你相信這種說法我也沒辦法,但這並非事實。美善和正義並非你求道的終點。正法(dharma)是平衡,它令你平衡。為何要平衡?為何要正法?我們會問:為甚麼我們要遵守正法;為甚麼不能違反正法?為甚麼不問這個問題?這是很合理的。為甚麼要堅持正法、正法、正法?因為你們要昇進。如果飛機不平衡,它又怎能上升?如果它只懂平衡而不會上升,那麽要飛機來有甚麼用?
你要成為dharmateet。你要超越正法,超越時態_______即是gunateet ______當你超越後,正法就成為你的一部分。你不用告訴自己:「不要這樣做,不要那樣做……」不,你就是不會這樣做,試試吧。
以我為例:你們都知道我過著雙重的生活。我的丈夫是______你一定認識他______他是個大人物,這些無意義的事情伴隨著我的人生。當他來到英國,他們問他:「為甚麼不與我們一起跳舞?」
他說:「因為我太太不跳舞,我也不想跳舞。」他把所有事情都推在我身上,這是很好的逃避方法!
他們說:「不,不,帶她來倫敦吧,她行的。如果你帶她來倫敦,她會開始跳舞。」
他說:「即使帶她到月球,她也不會跳!」
就是如此。正法是天生的,你就是不會這樣做。不是因為制約,應該是______是霎哈嘉,自然而然______你只是不會這樣做。「不,我不會這麼做。」你永不會做錯事,因為你就是不會去做。要超越正法,即是正法已成為你的一部分。Gunateet是超越時態:你不在右脈,不在左脈,不在中脈,而是超越它們。甚麼是左、右、中,為何要停留在那裡?______最好是超越它們。
這正發生在你們身上。所以「只有這裡才有正義的人。」很多正義的人來了又去了,影響不了大家。你們需要的是解放,是昇進;這是你們要成就的。「只是好人」______所謂好人;你不能樹立美德,我告訴你,沒有人想跟隨有美德的人。
像在浦那,他們說:「人人都收賄款______他們只吃錢,從不吃食物。」
我說:「真的嗎?」我告訴丈夫:「人人都吃錢」______他那時在倫敦。
他說:「你告訴他們『我丈夫從不收賄。』」
所以我告訴他們:「我丈夫從不收賄款。」
他們說:「為甚麼他不收?誰叫他不收?」
一般來說,人們從不跟隨誠實正直的人,從不。他們通常只會追隨有點像這樣的人。原因是我們是來自動物階段______能輕易的回去。一旦你得到自覺,要回去就很困難了;即是說一旦花兒變成果實,再也不能變回花兒______就是這樣簡單。
你們來這兒,很好,很甜美,跟著取得自覺;然後我才跟你們談。你自己會說______看看在這裡唱歌的人,有些曾是很嚴重的吸毒者!他們甚至看不見我。他們說:「我們看到光從你身上走出來,但看不見你。」他們來時是處於昏迷的狀態,一夜間,就結束了,那些酒鬼在一夜間完結了。我沒有告訴他們。我從未告訴他們:「不要喝酒,不要……」我從不這麼說。讓你的靈的光進入,你便好了。我不用告訴你甚麼,你自動戒掉所有壞習慣。明白嗎?因為當有光,黑暗就會消散。
只是正義是不足夠的,你要超越它。
有人寫信來說他的朋友有問題,他跌倒,遇到意外。他應該找霎哈嘉瑜伽士幫助他。現在我不醫治人,因為沒有這個需要;我要做其他荒謬的事情。醫治現在是霎哈嘉瑜伽士來做。我有很多其他的事要處理。你隨便找任何人,他們都會樂意幫助你。
 
問題︰啊,這是個好問題______霎哈嘉瑜伽能否消除苦難和貧窮?我們可以擺脫貧窮嗎?
肯定可以______首先你要停止禁食。你想禁食嗎?神會說:「好,照辦吧,你不會獲得食物。」就是這樣。你的願望會實現。你想變成苦行者(sanyasi)?想穿破衣服?好吧,給你貧窮。你想貧窮,畢竟是你的要求。你想受苦?「我們必須受苦。」有很多荒謬的說法:「你要受苦。」怎樣做?「我受苦。」好吧,如果你有這個要求,你就享受它吧。你想要富足,喚醒靈量後,你便會得到。你見到一個被稱為臍輪的能量中心,Lakshmi Narayana(拉希什米的一個形相)坐在哪裡。當Lakshmi Narayana在你之內被喚醒,你怎會貧窮?
金錢也有自己的問題。你有財富,感到滿足。但不要要求貧窮,不要這樣要求。現在西方人有強烈願望想貧窮;他們把穿的褲子叫作holey,因為褲子有很多洞。他們穿爛褲子______在英國,試想像這麼寒冷的國家,穿有洞的褲子,會弄至靜脈曲張。那兒還有很多荒謬的折磨,太多了。(很長的信______應該寫短些。)這些事正在發生,這都是人要求的。因此,在美洲、英國、西班牙、法國也有經濟衰退。如果你想要貧窮,就會得到。
我想拉希什米的注意力已來到這兒。我想我們的政府開始有點見識,我肯定會成就到_______但願如此。你來到霎哈嘉瑜伽會很驚訝。例如,在英國有很多人失業,但卻沒有霎哈嘉瑜伽士失業,一個也沒有。最少這傢伙,最少有一個……首先,他會來霎哈嘉瑜伽。
 
問題︰母親,霎哈嘉瑜伽除了能令我們健康和喜樂,還有甚麽?
一切_______整體。你想要甚麼?請求吧,要對它有欲望______對一切。
他說還未向他解釋。現在我給你們自覺,你會看到輪穴是怎樣打開。之後你們到靜坐中心,便會知道一切,一年內你們都會成為導師。最重要是給自己時間,人們現在都很忙碌。你在做甚麼?有些女士告訴我她們忙於參加反璞歸真派對!只有很少女士在這裡,在馬德拉斯,女士們必定是坐在廟宇裡,剪髮、剃頭。即使很有學識的女士也這樣做。我是說為甚麼,為甚麽要剃頭?神也有很多頭髮______你們不用剪它。真荒謬!女士應該比男士更有力量(shakti shali),這些印度婦女的制約______天曉得。
 
問題︰好吧。我們現在……他在說:「我練習呼吸法(pranayama)四年了。沒有跟老師學……。」
這是非常危險的,如果你沒有老師,有沒有老師,練習呼吸法(pranayama)也是非常危險的。哈!如果你的肺有毛病,或一些特別的原因……你要明白,所有練習(vyayamas)都有原因的,是為某個輪穴而做的。當靈量昇起,假設她停在腹部,臍輪,你用呼吸法(pranayama)有甚麼作用呢?你要知道靈量在哪裡。舉個例:今天我坐車來,他們把車停在某處,接著停在另一處。車開動後,只有我才知道要在哪裡停。之前我又怎能知道?同樣,當靈量上昇_______動動腦筋!她停在某一點,你便應該知道做甚麽練習來糾正它。這是很有科學理據的。我們也有用這方法,但不會無時無刻從藥盒裡拿出所有藥來吃。因此他們說自己出問題______你們當然會出問題……你也會,很快會。這是非常危險的。你要明白,我們不單是肉體的存在體,不單活在生命力(prana)裡______這是對的。我見過一些練習呼吸法的人,如果他們結婚______感謝天,你未婚______他們會與太太離婚,因為沒有愛。他們都是很乏味的人,絕對是枯燥的人;他們的人生沒有一點詩意。好吧,你們最好讀些美麗的詩篇吧!
 
問題︰他說︰「可否說說甚麼是右脈和左脈?」
這是個很長的課題,如果你來霎哈嘉瑜伽,他們會告訴你。右脈是生理和情緒的能量,用於生理和_______對不起,生理和心理的工作。左脈是情緒的能量。例如,練習呼吸法(pranayama),他會偏向右脈______你這樣做才會。
 
問題︰喚醒靈量之際,會不會感到恐懼?
不會,你不會。她是你的母親,她會承受一切問題。你出生時,母親承擔一切問題,一切陣痛,她沒有麻煩你,對嗎?她,可憐的傢伙,為你受苦。一旦你出生,她便甚麼都忘記。「這是______我的孩子出生了,過去的已經過去。」這就是靈量。你為何要害怕?有些人告訴你喚醒靈量是很危險的事,因為他們對此完全不了解。他們不想你獲得自覺。
他說得對, [問題:雖然有不少降世神祇和聖人,但邪魔自古至今仍然存在。] 對,但有解決的方法。為甚麼不找方法去驅走邪魔?一旦你是已得自覺的靈,邪魔就會跑掉______要跑掉的不是你。是時候全部邪魔都要跑掉,都要被消滅,被揭發,被殺光。你可以做到。
像樹木生長,萬物都有它的時間規律。全部六個輪穴都會慢慢地穩固。第七個輪穴是頂輪,在霎哈嘉瑜伽裡打開了。整幅圖畫已經完成,霎哈嘉瑜伽士都清楚的知道,邪魔不能消滅霎哈嘉瑜伽士;即使邪魔也很清楚。若他們看到霎哈嘉瑜伽士,就會跑掉。所以你不用擔心。
相信我已經解答了你們大部分的疑問;還有一件事,我過去……有多少年?二十三年,二十一年都在解答問題。現在我挺純熟,可以回答任何問題,真的。但我要告訴你,這樣不保證你可以得到覺醒。雖然我解答你的問題,那只是思維上的特技,不代表我可以喚醒你的靈量或靈量會升起,完全是另一回事。我只是不想你們的思緒突然跳出來說,你還沒有問這個問題,你感到有壓力。我因此回答你們。不然,我回答與否,不會有任何分別。那是很不同,不同的地帶。
大家都準備好獲得自覺。那些昨天已有自覺的人會有更深的感受。我說過,不想要自覺的人,我不能勉強你______不能勉強。我想所有西方來的霎哈嘉瑜伽士都要出去______是時候了,很抱歉。我知道你們想坐下來靜坐,但你們會比其他人有更多靜坐的機會;因為時候到了,你們要收拾東西。好吧,看看他們,他們唱梵文歌。他們唱了整首“Ai Giri Nandini”,唱得很好。想想他們,你能想像嗎,這些人怎樣學懂?他們是德國人,能想像到嗎?他們不叫自己德國人,不。他們怎能做到?他們自己也不知道。英國人住在這裡三百年,卻一句印地語也不懂。不知道他們做了些甚麼。即使跟他們說Darwaza Band Kar (即請關門),你也要說:「There was a banker.」
看看他們!全都是Atma(靈)!他們比你們更懂得欣賞印度音樂、Kuchipudi舞(印度一種古典舞蹈),真令人驚訝。因為我們的音樂來自Omkara(唵)。它會得到證實的,Brahman。我們應為自己是印度人而自豪。我們的文化是全世界最高的,我們要尊重和保存自己的文化。去問他們,他們會向你展示,告訴你他們在霎哈嘉瑜伽找到甚麼。
 
[這個問題是關於解脫。]
 
這就是解脫(moksha)嗎?當然!這就是解脫了。「解脫」是你超越肉身、心理、情緒的存在體;你不再牽涉其中。這就是解脫。藉着不牽涉,你所有的肉身、心理、情緒的問題都獲得解決。你成為tattwa(原理),Tattwamasi你成為tattwa。“Aham Brahmasmi” ____你成為Brahma(創造神)。它就在四周____這是Brahma。即使你已經成為了也不會相信,我再次告訴你。我是說我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他們不相信自己就是這樣。好吧,現在要明白一件簡單的事情:就是這是活生生的過程,是不可勉強的,它自會成就。你們都有權得到自覺,你們全部人____無論你是甚麽種族,甚麽宗教,甚麽國家_____你是人類,你們全都有這權利。
請你們脫下鞋子,把雙腳放在大地之母上,因為她會吸掉我們的問題。兩隻……請脫下鞋子。(他聽不懂我的語言,對嗎?)……雙腳放在大地之母,雙腳分開一點。靜坐期間不要出外,就是這樣……。
你們要走了;請你們先行吧。是坐飛機嗎?……好吧,你們是霎哈嘉瑜伽士,可成就任何事,火車會等你們。
他們不想錯過任何時刻,他們清楚每一刻的重要性,你能想像。
你要對自己真誠。請把雙腳分開,保持着良好的感覺 – […]

公開講座 一 (India)

公開講座 一
印度馬德拉斯  1991年12月6日
我向所有真理的追尋者致敬。
若我們是真正的真理追尋者,便要對這追尋誠實誠懇,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對自己誠懇,證明自己在這個世界的存在價值。有很多真理的追尋者(sadhakas),他們從早到晚都在制訂某些儀式,某些靜坐的方法,某些虔敬崇拜(bhakti),閱讀某些書籍。但我們要明白,我們成就了甚麽?我們身處何方?
作為母親我要說︰「孩子,你為追尋已經付出了很多,但你找到甚麽?你找到最終的實相嗎?你找到經典裡描述的東西嗎?」今天唱的是馬拉地語的歌曲……我希望他們能唱些梵文的歌曲,他們的梵文很好,請唱些有關商揭羅大師和其他聖人的歌曲。他們明天會這樣做,這首歌曲是詩人Namadeva在十二世紀的作品,他後來到了旁遮普(Punjab),在哪裡的那納克(Nanak)很尊重他,還請他應以旁遮普話來寫作。他學習旁遮普話後,寫了一本這樣厚的書。”Granth Sahib”裏很多詩句也是從哪裏來的。
他是個很平凡的裁縫,非常平凡的裁縫,他到另一個村莊與一位名為Gora kumbhar的聖人見面。Kumbhar意思是指陶藝工,他製造陶瓷。Gora kumbhar正忙於準備黏土。Namadeva站在他面前說︰「我來是要看Nirgun,看無形相,看chaitanya(生命能量),但這裡卻是Saguna,它是有形相的。」只有已得自覺的靈,只有聖人才能向另一位聖人說這種話,因為他知道最終的實相。沒有自覺的人不會明白甚麽是超越這個生命。
基督教的多馬(Thomas),他來到印度後寫了很多契約(treatise),放在埃及的洞穴裡,最後被人發現。經過四十八年的研究,現在有一本書是講述他。我很驚嘆他怎樣從頭到尾都在描述霎哈嘉瑜伽,就是你必須體驗實相。
當然,每一本書,每一本經典都說︰「認識自己。」我是誰,我必須找出我是誰。我是說我們的精力要用來找出我們內在的真我(self)。我們說︰「我的身體,我的聲音,我的鼻子,我的國家,我,我……」誰是這個「我」?這些靈感從何而來?這個「我」是在我們內裡,反映在我們的內心。請你們不要盲目的接受我,盲目的相信是於事無補。我向你們提供一個科學的假設—它是怎會發生的。若能證明它,若你能體驗到我所說的,作為誠實的人,你必須接受它。
在西方,與我們相比,他們有其他的問題,極大的問題。當我首次來到英國,你也知道英國人是怎麽樣,都是難對付的人,很難打破與他們的隔膜。但一旦能打破他們的隔膜,他們都很知識取向,他們會衝向大學,衝向圖書館,找出關於靈量的一切。
Nath Panthis已經寫了很多,雖然他做了大量喚醒靈量的工作,但卻全都遺失了。當一些德國人,還有其他人來到這裡,一些密教術士向他們提供了一些來自這由的錯誤的資料。這種曲解,這種錯誤的程度,我曾經讀過一本德國書,它竟然描述靈量是在你的腹部,還有詳細的解釋。毫無疑問他是很博學,問題是我不知道他學了些甚麽,他就是這樣描述靈量。
這個知識我們已經知道了很久,對上天我們有三種取向,一是Vedas(吠陀經),即使是”vida”的意思也是「去知道」。多馬稱呼知道的人為”Gnostics”,或”gn”,我不知道在南方你們是怎樣說”gnana”或”gyana”,馬拉地語則是”gn”,”Gnostic”,這些字的意思都是相同的,即博學的人,不是外在的知識,不是思維或情緒,是某些更加超越的知識。他們嘗試走相同的道路,在吠陀經,他們曾經說,最先是,最先是sloka,若你不知道,閱讀吠陀經也沒有用。這「知識」是甚麽?就是從你的中樞神經系統去知道,不是從你的思維或肉身,是從更高的層次去知道。
當我們成為人類,我們要謙虛的說自己不是完美的存在體,我們是有某些缺失,不然我們怎會互相戰鬥,互相爭吵?我的意思是大部分問題都是源自人類的問題,生態的問題,經濟的問題,政治的問題。說到源頭,一切問題都是來自人類,那麽人類出了甚麽問題?動物沒有問題,他們受制於pashu,他們是pasha,神控制牠們。人類卻擁有自由,但生活得很倉促忙亂,所有這些問題都是源於他們沒有擁有真正的知識。
那麽,我們該追尋甚麽真正的知識,我們該何去何從?有些人想從吠陀經去了解,他們更想了解大自然和五大元素。當他們向五大元素敬拜,以我們的說法,他們走向右邊,這種右邊運動在希臘神話中清楚的顯示,之後它變成科學,所有這些便由此展開。
左邊是bhakti(虔敬)。人們開始盲目的敬拜神,走向神,上廟宇,上教堂敬拜,相信聖人。印度是特別的得天獨厚,因為我們的知識都是來自聖人,雖然是有點分歧,有點停滯不前,但知識都是來自聖人,來自大先知(maharishis),來自預言家。
印度另一個優勢是他們的宗教並沒有組織,沒有組織管理它,這是個很大的祝福。雖然如此,在吠陀經的意識形態變成某些思維上的幻象(maya),我們因此有Arya Samaj和所有這些,這是很困難去了解。我是說若你遇見任何Arya Samaji,你不知道怎樣應付他們;只能不停的說話,說話____神知道,他說的那些知識。他仍未到達那層次,卻滿足於閱讀來的資料,常常過度閱讀。這就是卡比爾(Kabira)所說︰「Padi padi pandita murkh bhayo」¾¾­­­過度的閱讀,即使大賢大聖者panditas也會變蠢。我過往時常奇怪,怎會這樣?我現在就遇見很多這類人。
問題是透過閱讀,你不會知道最終。就如醫生給你治頭痛的藥,要你吃Anacin,你閱讀處方︰「Anacin,要吃Anacin。」頭痛會增加或減少?你必須吃藥。《吠陀經》是這樣寫的,你要找出真我,同樣,部分的《吠陀經》的內容與《奧義書》(Upanishadas)是一樣的,從頭到尾《奧義書》都在說「你要找出真我。」
即使是帕坦伽利(Patanjal)的《瑜伽經》(Shastra),若你讀過它,它開始有很少部分是描述vyayama,即ashtanga(瑜伽式子)。很少部分說怎樣處理所謂的身體毛病。在霎哈嘉瑜伽也有用它,但只是有毛病時才用,不像每個人那樣,都去做練習,因此得了心臟病,各種毛病,熱力,高血壓,有時低血壓,有時高血壓,他們才來告訴我︰「母親,我在做瑜伽,你看……」我們不單是肉身的存在體,也不單是思維的存在體,亦不單是情感的存在體,我們還是靈性的存在體。
印度第二種取向是bhakti(虔敬)。虔敬是可以的。上廟宇,卻開始墮落,不明白甚麽是虔敬,克里希納在薄伽梵歌就是這樣說。你必定知道克里希納是外交家,祂不是母親,祂知道人類是怎麽樣的。祂要他們繞圈子的找尋真理,因為沒有人喜歡直接。特別在那時候,祂只告訴亞周那,祂向他們說了三件事,從而你看到祂的外交手腕,若你能看透真相,祂最先說的是你要取得gyana。祂不是個好的推銷員,好的推銷員不會馬上把最好的推銷給你,但祂說你必須先取得gyana,就是這樣。”Gyana”即在你的中樞神經系統中的知識。
祂說的第二件事是你必須bhakti(虔敬) ,「無論你給我果實,花朵或水,我都會接受,但你必須虔敬,即 ananya。」ananya這個梵文 ──即當你不是他人,當你是已得自覺的靈。若你沒有連上,虔敬(bhakti)對你是甚麽?很多人抱怨︰「母親,我斷食,做各種事情,你看看我的狀態,我變得極之虛弱。」不是神的錯,你仍未連上。簡單如打電話,若電話沒有連線,又有甚麽用?你誤用了電話。沒有連上的bhakti是錯的,所以克里希納說︰「Yoga Kshema vam aham。」先取得瑜伽(yoga)跟著才取得福祉(kshema)。你先要到達瑜伽,福祉才會來,不然是不能成事的。祂很巧妙的把瑜伽放在首位,祂為甚麽不說 kshema-yoga?
祂就是這樣說虔敬。說到karma(業),祂說︰「做一切的事情,把它放在大能的神的蓮足下。」 這是不可能的,很多人說︰「母親,我把所有事情都放在神的蓮足下。」我認為!即使是謀殺。這些想法只是來自思維︰「我把它放在神的蓮足下。」你不能,因為你仍未到達這個狀態。霎哈嘉瑜伽士不會告訴我︰「我在提昇靈量。」他只會說︰「母親,靈量沒有昇上來,沒有昇上來……」當自己是第三者來說這些話,他會說︰「它不會到這一邊。」當自己是第三者,因為他已經不身處其中。
這就是karma,自動的就在大能的神的蓮足下,好吧,祂成就萬事萬物,我們只是工具。假如工具說︰「我在說話。」你是不會接受的。同樣,當我們說︰「我把我的……」就像這是他們的責任,把它放在神的蓮足下,不是這樣,它是自動的,自然而然的,是霎哈嘉(sahaja),是與生俱來的。
你們內在全都有這個力量。有些書籍說靈量是很危險的,這絕對是謬論。我告訴你,我到過很多國家,很多人已經得到自覺,自覺完全沒有為他們帶來任何麻煩。相反,他們各方面都得到改善,一夜之間,他們放棄毒品,改掉壞習慣,一夜之間他們都被治好。
這是……我並沒有做甚麽,我是說你們或許以為我做了些甚麽,我甚麽也沒有做,是你的靈量成就的。它是怎樣運作,怎樣幫助你是很令人驚訝的。因為她是你的母親,你個人的母親,她知道你的一切。你也可以說,她把你的一切紀錄下來。她卷曲成三圈半______是因為某些數學程式______當她上昇,或許會散發一點熱,你也可以說她要有點掙扎才能昇起。少少的熱力有時會從一些人散發出來。假如你是個肝病病人,你的雙手或許會感到少許熱,只是這樣。你們每一個人都有靈量,它是你內在的純粹欲望。
你們都知道,經濟學的定律一般是你的要求永遠得不到滿足。今天我們想要一所房子,明天想要一輛汽車,後天想要一架直昇機,這樣的要求不停的持續著。當我們的要求不能得到滿足,我們便為此奮鬥,當我們擁有了,卻不享受。純粹的欲望是你能與無所不在的神的愛的力量合一,我們甚至從未想過有這個力量,我們視它為理所當然。我們看到一切的創造,看到漂亮的花朵,看到小小的種子長成大樹,看看你的眼睛,它們是那麽漂亮的照相機,誰製造它們?誰令我們進化到這個階段?是甚麽力量令我們成為人類?我們從沒想過找出答案,因為科學是沒法提供答案—一顆種子怎能發芽生長,我們怎會成為人類,我們只知道是這樣的,卻從不想知道甚麽是超越這些的。
是大能的神散播這漂亮的生命能量(chaitanya),四周都充滿生命能量(prahmachaitanya)。若我這樣說,你必須去體驗才能告訴我它是否存在。若你只說「不」,代表你拒絕自己與這個有生命的力量連上的機會。這個有生命的力量令我們進化,這是毋庸置疑的,它組織一切,創造一切,令一切有生命,還協調一切,限制一切,除此之外,它愛你們,它只想與你們一起進步,這樣漂亮的力量是無所不能的,它進入每一個原子,進入每一個活生生的胚芽,每一個活生生的存在體,它是那麽漂亮地運作,我們甚至感覺不到它的平靜流暢,我們看不到花兒從花蕾到盛放的整個過程,我們就是看不到。花兒從含苞到盛放,我們只說︰「噢!今天看這朵花。」它是那麽美妙,那麽美麗,我們甚至不感到有它,但它確實存在。
除非我們與這個力量連上,我們是不會知道最終的實相,因為我們並沒有注意我們內在的靈,它是我們的注意力的旁觀者。當靈量昇起,她通過六個能量中心,穿越腦囟骨區,這就是受洗的真正體驗,這個靈就像光一樣吸引我們,我們的神經有一個新的面向,這個新的面向令我們變成……我要再說一次我們變成,這不單是講座,不只是吹牛,也不是某些證書,而是你真的成為集體意識,samuluk chetana。
你能感應他人,你能從你的指尖感應到,左邊有五、六和七個能量中心,右邊有七個能量中心,這七個能量中心代表你的感情;這邊則是肉身和思維方面。你能感應別人的所有能量中心。當我們醫治人,我們可以說,我們從外醫治一棵樹,我們醫治樹葉。可是若你真的要醫治一棵樹,必須從根著手,我在說你們內在的根,你內在的生命之樹。
你會很驚訝的即使穆罕默德也曾描述”Kiyama”,“Kiyama”即復活的時刻。「當復活的時刻到了,你雙手會說話,也會見證你的一切。」他們都在說這個時刻,最後審評的時刻,混亂期(Kali yuga)會帶來完滿期(Satya yuga)。問題是有多少人會接受它,成千上萬的人走到一些令人瘋癲的地方,卻不追尋實相,我認為你們需要有上天的智慧才能明白它。
你會很驚訝,我發覺俄羅斯是這方面最值得尊重的國家,因為他們並不那麽物質取向,這方面他們沒有自由,但卻有走向內在的自由,他們很懂得內省,即使他們的作家,例如托爾斯泰和其他作家,我常常閱讀他們的作品,他們都很會內省,他們是……你會很驚訝,我們常常都要安排一個大體育館,但仍有很多人坐在外面,在一處名為Togliatti的地方,最少有二萬二千個霎哈嘉瑜伽士。當我到達哪裡,我的講座就是這樣出乎意料的成功,我說︰「有沒有打擾你們?」
他說︰「母親,怎會打擾我們?我們是在神的國度,一處本來不屬於我們的國度。」
這種美好的事情全世界都在發生。印度人有其他問題,就是我們有很多制約。即使面前有這種有利的條件,我們卻從不嚮往。我們會敬拜羅摩,敬拜導師,但我們內在得到甚麽?你執著於某些事物,但你自己又擁有些甚麽?這就是霎哈嘉瑜伽。除非你認識自己,你不會認識羅摩,你誰也不認識。
幾天前我讀過一本由一些瘋狂的人寫有關霎哈嘉瑜伽的書籍,他否定有克里希納,否定有羅摩,否定有耶穌基督,否定每一位。我說︰這種瘋狂的人,這是很不科學的,你從未嘗試找出答案,怎能這樣說?從未找出答案卻說它就是這樣。就如我從未到過馬德拉斯,卻去描述它,你會怎樣說我?
同樣,很多人寫有關神的書籍,正因法律沒有禁止他們這樣做,他們可以寫下任何荒唐的事情。除非我們取得實相,我們不會知道誰是假導師誰不是。就像你問我︰「母親,他是否假導師,他是否假導師?」我會說︰「你為甚麽要相信我?」若我說他不是,你便會與我爭辯;若我說他是,你便會相信我。不需要這樣,你自會知道,透過它你自會知道絕對的真理,因為你的靈是絕對的,它給你絕對的真理。
明天我會告訴你們多一點靈的資料,我想今天已經足夠了。我們必須有……我想若你喜歡,我們可以有一節給自覺,不用花很多時間。你先要準備好,只要請求,便會得到。當然你必定有很多問題,上次我來馬德拉斯時,全部時間都花在回答問題,不停的答問題,問題,問題。但現在我請求你們,若你們有任何問題,把問題放下吧,你可以寫給我,明天我會解答你們全部的問題,但現在,可以的說,請先得到自覺,很感謝你們。
若你想出外五分鐘,可以出外再回來,這是可以的,但不要說話,就是這樣。
我沒有告訴你印度的第三種取向,是Nath Panthis。耆那教(Jain)有Adi Nath,分裂由此開始。一位導師應該只傳授知識給一個門徒,就像闍拿迦(Janaka)只有Nachiketa 一個門徒,直至格涅殊哇(Gyaneshwara)的時代,即十二世紀。格涅殊哇是他的親兄弟Nivritinath的門徒,他們都受了很多苦。他向Nivritinath作出一個請求︰「請讓我把真理向大眾透露,我只告訴他們,甚麽也不會做,只告訴他們真理。」因為在一千三、四百年前,Markandeya曾經描述靈量,跟著是商羯羅大師,他也有描述靈量,全都是用梵文。梵文的真我知識仍未開放給大眾,懂梵文的人卻不想得到真我的知識,所以這知識一直都是秘密。
他這樣請求,跟著他寫了格涅殊哇文集(Gyaneshwari),格涅殊哇文集是馬拉地語的「薄伽梵歌」,他把它擴展,還以很多詩文作裝飾。在格涅殊哇文集的第六章,他清楚的描述靈量。第六章是那麽的殘缺不全,被稱為nishiddha。那些所謂掌管宗教,掌管昇進的人沒有閱讀它。他們說︰「你不要讀這章書,否則你便自找麻煩。」所以這章節被列為禁書,沒有人想知道它的內容,之後Nath Panthis 成長了,還有伽比爾(kabira),那納克(nanaka),他談及khalis,那納克談及khalis。Khalis意思是純潔,即nirmal。霎哈嘉瑜伽士是nirmal(純潔)。若任何人濫用了甚麽,它清楚的顯示。聖人不能這樣,純潔的人不會這樣,不能有暴力。
它是愛,愛是不用回報(nirvaj),愛是沒有界限,愛是一視同仁的。就如植物的能量向上昇,我是說樹液向上昇,到達樹的不同部位,到葉子,到樹枝,到花朵,到果實,再回來,它不會依附樹的任何部分。若你貼附著其中一部分,那部分會死亡,樹也會死亡。
所以你們必須明白,所有偉大的降世神祇,先知,預言家,他們來到地球都是來自同一棵生命之樹。你必須相信他們,若你相信他們,他們全部人,又怎會有爭吵?那些只相信其中一位的人必會爭吵,這就是他們為甚麽不喜歡我們,因為我們相信他們全部人,它不單是信仰,而是真理。
我現在要告訴你,這是一個活生生的進化過程,是最後的突破。你甚麽也沒有做就成為人類,同樣它也是毫不費力,自然而然的(sahaj)。我唯一要告訴你的是你可以怎樣滋潤你的能量中心,讓靈量更容易通過,很簡單,你們全部人都必須要這樣做,就在現在,不用看著他人,只看著自己。
請脫掉鞋子,這會比較好,因為要感覺大地之母,是她每時每刻都吸走我們的問題,特別是這個瑜伽大地(yoga bhoomi)。我們不知道自己在這個國家出生有多偉大,他們卻弄得一團糟,不要緊,若Ram Raja要來,祂必定會來這裡,不是以政治的方式,而是以靈性的方式。
(它常常往下跌,你可以向上推,但它又跌下,現在好了,它會留在這裏,好一點了,謝謝。)
就如我告訴你,你甚麽也不用做,不用停止思緒,不用花任何力氣,不用唸誦任何口訣,甚麽也不用做,靈量自會做這工作。她很了解你,她可以處理它,只要對自己有信心,自信你會得到自覺。內疚是不自然的,我想你有內疚是因為有人告訴你︰「你是罪人,你是這樣,你是那樣。」在我的眼中,你們不是罪人,你是迷失的,無知的,但卻不是罪人。
我們必須明白,要尊重自己,因為我們是很有光輝,很了不起的,因為我們仍未連上,所以我們看不起自己,他人或會看不起你,但你是人類,是進化的縮影。現在只需要小小的突破,一點聯繫,我可以肯定你會知道「真我」。
當你的靈量得到喚醒,穿過你的腦囟骨區,你的雙手會感到涼風,這是chaitanya(生命能量),聖經描述這涼風為聖靈;古蘭經稱為”Ruh”。之後你也會感到有涼風從頭頂走出來,當涼風從頭頂走出來,你會感到很輕鬆,平和和喜樂。很多人之後只是在笑,你是應該笑的,創造這個世界就是為了讓你能享受,你現在要進入神的國度,哪裡你不單在喜樂、和平中,還在極樂中。
我想若你在頸項附近的衣服太緊,令你不舒服,你可以放輕鬆點,還有若你可以脫下眼鏡會更好……遲些我告訴你,不是現在,因為你要閉上眼睛,不要張開眼睛。我們先向你展示怎樣幫助自己,你因此知道你的能量中心,我們會在左邊幫助你。
首先,你要像這樣把左手向著我,手舒服地放在大腿上。試想像,你不需要到喜馬拉雅山,不用做類似的事情,只要舒服的坐在椅子上便能得到自覺,這是你的權利。把你的左手像這樣放,現在我們用右手滋潤我們左邊的能量中心。先把手放在心臟的位置,因為這個地方是靈的反映,全能的神的反映,是靈的所在。跟著便到左邊上腹的位置,這是掌管教導的能量中心。若你是靈,你便成為自己的導師,你不需要任何導師,你的靈自會指引你。
跟著到左邊下腹的位置,這是令你認識你的中樞神經系統的知識的能量中心,它給你純粹的知識,shuddha vidya,在你的中樞神經系統運作;跟著你的手提昇,到你的腹部,用手按著腹部,這是導師原理的能量中心。假若你到過某些假導師哪裡,它可以糾正你。跟著把右手放在心臟的位置。
現在再次把手放在頸項和肩膊之間,請把頭向右邊,當你內疚,這個能量中心便有阻塞,若你感到內疚,這能量中心便有阻塞,它令你生很多病,其一是咽喉痛,還有脊椎炎,因為它們變得怠倦,器官會出很多毛病,所以最好是好好的把手放在這裡,把頭像這樣向著右面。
請把右手放在前額,垂下頭,這是你寛恕的能量中心,寛恕所有人,不用想你要寛恕誰,無論你原諒不原諒人,你甚麽也沒有做,這只是我們自己的想法。若你不寛恕,便會被誤導。所以請把手像這樣放,這是寛恕的能量中心,不用想要寛恕誰,又或誰曾傷害你,額輪是非常重要的,因為它的通道是很狹窄,若你不寛恕人,它不會昇起,靈量不能通過,只要寛恕。
現在把右手按著後枕,我們遲些才做,我只是告訴你輪穴的位置,在這裡的後面,因為你常常感到內疚,你以為自己犯錯,所以最好是請求上天力量寛恕,這個輪穴在這裡。
現在盡量伸展你的手,把手掌按在頭頂的腦囟骨區,即你孩提時軟骨的位置,taloo,這裡,就是這裡,伸展你的手指按著,那麽你的頭皮便有點壓力,一點點壓力,請垂下頭,現在慢慢用手心移動你的頭皮,順時針方向轉動七次—順時針,用力伸展你的手,否則……我是說你的手指,否則它不會有壓力,現在完成了。
首先要對自己有信心,要尊重自己,愛自己,現在左手像這樣放,雙腳分開一點,閉上眼睛,把右手放在心臟的位置,請把右手放在心臟的位置,這是靈的能量中心,靈住在這裡,你可以問我三次,從你的內心,就如問一台電腦。你可以稱呼我為「錫呂‧瑪塔吉」或「母親」,無論哪個稱呼也可以。「母親,我是否靈?」問三次,「母親,我是否靈?錫呂‧瑪塔吉,我是否靈?」
若你是個靈,你便成為自己的導師。現在請把手放在左上腹,壓著它。問︰「母親,我是否自己的導師?」問三次,請出自真心,充滿信心的︰「母親,我是否自己的導師?」你是,只問我這個問題。
我尊重你的自由,我不能強迫你接受純潔的知識,你要自己請求。現在請把右手放在下腹,按緊它,在左邊。現在你要說︰「母親,請給我純粹的知識,shuddha vidya。錫呂‧瑪塔吉,請給我shuddha vidya。」說六次,因為這個能量中心有六塊花瓣,腹輪。「請給我shuddha vidya,純粹的知識。」
當你請求純粹的知識,靈量便會昇起,你要以信心去幫助它開啓更高的輪穴,所以請把右手放在上腹,緊按它,在左邊,雙腳保持分開,這裏你要很有自信的說十次︰「母親,我是自己的導師。」請說︰「母親,我是自己的導師,母親,我是自己的導師。 」因為這個能量中心是所有偉大的導師satgurus,為著令你們昇進而創造的,母親常常都想她的孩子擁有的不單她所擁有的,還要比她有的多得多。
現在,我先要告訴你,你不是這個身體,這個思維,這個情緒,這個制約和自我,你是純潔的靈。現在請把右手放在你心臟的位置,很有自信的說十二次︰「母親,我是純潔的靈,母親,我是純潔的靈。」十二次︰「錫呂‧瑪塔吉,我是shuddha atma。」要很有自信的說。
我必須告訴你,這個上天無所不在的力量是知識的海洋,是慈悲和福氣的海洋,你必須充滿信心的說︰「母親,我完全沒有內疚。」十六次,請說吧。你必須要說︰「錫呂‧瑪塔吉,我是nirdosha,我是nirdosha。」請說十六次,這樣說是為滿足我。
現在把右手按著前額,就是這樣,我已經告訴你,無論你寛恕或不寛恕,你甚麽也沒有做,現在請垂下頭,完全謙卑的,原諒所有人,只要寛恕,不要想那些找你麻煩,折磨的人,只要寛恕他們。這是你最佳擺脫負擔的方法。因為若你不寛恕,你便會被誤導。現在真心的說,多少次沒關係,要出自真心,請說吧。很多人說要原諒人是很困難的,有甚麽困難呢?只要說原諒人就可以了。
現在把右手放在後枕,把頭盡量往後移,你再次真心的說︰「啊!上天的力量,若我犯了任何錯,請原諒我,若我無意的犯了任何錯,請原諒我。」要真心的說。
現在盡量伸展你的手,用手心按在頭頂的腦囟骨區,即你孩童時軟骨的位置,它被稱為taloo,梵文是talavyam。現在垂下頭,手心用力移動你的頭皮,盡量伸展你的手指,請伸展你的手指,用一點力,順時針方向移動頭皮七次。再次,我不能強迫把自覺給你,你必須自己請求,在移動你的手的同時,說七次︰「母親,請給我自覺,母親,請給我自覺。」我不能強把自覺給任何人。
(錫呂‧瑪塔吉向著擴音器吹了七次。)
請放下雙手,慢慢張開眼睛,請把右手像這樣向著我,垂下頭,看看有沒有涼風從頭頂走出來,在腦囟骨區,有些人在接近頭頂位置便感到有涼風,不是在頭頂,離開一點點,有些人涼風像噴射一樣,很遠的,或許是熱的,熱的也有可能。若你不原諒人,它肯定是熱的。
現在請把左手向著我,再次垂下頭,看看是涼風還是熱風從頭頂走出來。你要證明自己,是霎哈嘉瑜伽,是會變成某些東西,就如我告訴你,這是沒有證書的。有些人或許有熱風,不要緊。現在再次把右手向著我,垂下頭,再次感覺自己。現在,不要把手放在頭頂,離開一點,你便能感覺到它,離開一點。現在請把雙手像這樣向著我,看著我,不要想,你能做到。
那些感到指尖、或雙手,或腦囟骨區有涼風,或熱風,或全都有這些感覺的人,請舉起雙手,請舉起雙手。
天啊!願神祝福你們。你們大部分人都得到,現在不要討論它,因為若你在思維層次,便會失去它,只享受它吧,我希望你們今晚都可以安睡。明天請你打電話給你的朋友,因為你不能付錢購買它,甚麽也不需要做,這是你的,就像大地之母不懂怎樣向種子收取費用令它發芽生長,這也是你的purva 功德(punya)。那些仍未得到它的人明天會得到。所以請你們明天要來,也請你叫朋友來,這是你能給別人最佳的東西,這是我們期待著的,願神祝福你們。
請你們明天來,我會向你們解釋靈的本質,甚麽是靈。
……(看看現在我做了些甚麽……)他想你們都來拿取darshan(神的形相)。現在我坐在你們面前,這是神的真身(darshan)……不需要觸摸我的雙腳,沒有這個需要。明天你們會看到……(你們都很想這樣做,不需要這樣做,有政治家想這樣!)
明天請提問,請你們提問,我很樂意解答。 […]

布拉格第二個公開講座 Štvanice, Prague (Czech Republic)

布拉格第二個公開講座
捷克布拉格第二個公開講座1991年8月18日瑜伽士問及在錫呂瑪塔吉講話時拍照的事宜我講話時,不要拍照你們要多唱一首歌,短的我向所有真理的追求者致敬我昨天已經說過,真理是如其所如你不能把它概念化也沒法以人類的感知力感覺到它為此我們要成為精微的存在體我們稱這個存在體為靈今天我要告訴你們靈的本質靈是天父、全能的主的反映祂的寶座就在腦囟之上祂反映在我們的心裡而靈量則是聖靈太初之母的反映當靈在我們的注意力中被啟發我們的注意力便變得活躍:某程度上,如果你把注意力放在任何事物上這些事物不會受你影響;相反無論你的注意力放在那些事物,那些事物都會影響你開悟了的靈卻相反即使他的一個眼神也能為別人彰顯平安和喜樂靈,當它開始在你的中央神經系統顯現,你的神經便會發展一個新的向度藉此你能感應你的能量中心這是自我的知識你也能感應他人的能量中心你指頭取得的感覺是完全準確的如果你懂得怎樣把這些能量中心弄妥你的生理、心理和情緒便能處於完全平衡的狀態能量中心是這樣的,當我們過度運用右邊或左邊,它便會有阻塞有時某些衝擊可以終止它但你卻因此染上生理或心理的疾病當靈量通過這些能量中心她把它們弄妥,啟發它們,因為她現在與靈連上了靈告訴我們那裡出問題這是最後的審判亦是復活的時刻我們要審判自己我們要通過霎哈嘉瑜伽來讓自己重生靈是真理、絕對的真理的源頭如果有十個有自覺的孩子你綁着他們的眼睛,再問他們面前那個人有什麼問題,他們會舉起同一根手指即是他們都說這個男士的喉部有問題如果你問那個男士:「你的喉嚨是否有問題?」他說:「對,你怎會知道?」藉着靈的光,你漸漸了解這無所不在全能神聖的力量如果你懂得怎樣使用這神聖的力量你能提昇別人的靈量給他們自覺你也能知道誰人是真誠誰人不是因為當你把手指向着那人,如果他是個壞蛋,你會感到很強的熱力因為在你的意識感知裡,你發展了一種叫集體意識的新層次首先你發展一種叫nirvichar samadhi的狀態即「無思慮覺醒」例如,這裡有一塊漂亮的毯子,我看着它開始想着它開悟了之後你看著某些事物卻沒有思緒因為思緒是來自過去或將來當下是沒有思緒的所以當你看到某事物,那藝術家創造的各種喜樂都開始向你傾注下來,給你完全的慰藉你的壓力,你的憂慮全都消失因為靈是平安之源有很多人開始談論平安但他們內在卻沒有平安他們亦獲到諾貝爾和平獎,但又有何用他們內在沒有平安就像車輪:當車輪在轉動而你就在周邊,你便會受它干擾但如果你走進車輪的軸心,那是安靜平和的同樣,你要處於車輪軸心的狀態就如你站在水中,浪打上來令你害怕就像思緒從右邊又從左邊而來將來和過去一旦你上了船你便不再懼怕海浪如果你學懂游泳,你便可以跳進海浪裡把人帶回船上此其三,你要到達的第二種狀態,就是無疑惑覺醒,nirvikalpa samadhi你變得博學靈的光啟悟你的腦袋我們通過人類的感知力所知道的東西是很少的但當你的腦袋被啟悟後,你開始發現新的事物我們有些科學家來霎哈嘉瑜伽後發現了很多東西它給你的創造力新的面向我們有很多藝術家、音樂家來霎哈嘉瑜伽後便世界知名肉身上你感覺良好;一切不治之症都能被治癒。大部分的疾病都能以霎哈嘉瑜伽來治癒有些人需要長些時間,有些短些時間;但他們大部分都能把病治好但這不是為輕佻的人或不想得到自覺的人而設而是為認真地、誠實地追尋真理的人而設即使被假導師摧殘或以錯誤的方法跟隨宗教的人都能獲救在靈的光照耀下,你成為自己的導師因為你看見真理你第一次感受到這個造就一切有生命的工作的無所不在全能的力量如果你懂得怎樣操作這偉大的力量你也能成為導師你變得非常有活力,無懼無畏同時又很有愛心這都要發生在你們身上只有那些不想要,命中註定得不到的人才不會得到它但這不是塑膠般虛假的生長,你可以創造一千朵塑膠花它是實相在霎哈嘉瑜伽,要成為是重要的畢竟你的靈性,你的神性開始顯現你自動成為正義的人你享受你的美德今天霎哈嘉瑜伽最了不起的是它是一個集體的事件在此之前,人們要到喜瑪拉雅山或把自己隱藏在洞穴裡來潔淨自己他們要行很多苦行但在霎哈嘉瑜伽,集體工作令你完全完美就如斷了的指甲,它不會生長它必須與整體連上一旦你與這上天的力量連上你便成為整體的一部分你不單受到帶引,還得到很大的保護和祝福特別是它給你喜樂這種喜樂不能表達,也不能描述它沒有快樂和不快樂的二元性它的性質是絕對的你只能去體驗它這是將會發生在你們身上的同樣,今天如果你有問題我樂意解答。我要再告訴你們我來並非向你們拿取什麼請向我提問,任何有關的問題非常感謝你們[可以永遠啟動靈量嗎?]當然可以,持續不斷的你要了解它為此你不用花費絲毫所有這些知識都是完全免費的你不能購買上天的成果[我想問為什麼事情和事件一再重覆地發生?]全是我們的過失,人類的過失人類要改變要轉化[問題︰透過一些練習,能否喚醒這個力量?]不,不能不能通過一些練習,閱讀或任何事那是生命的過程就像種子,你不能強迫種子發芽你要把它放在大地之母裡[為什麼有些宗教連說「瑜伽」都害怕?]他們都要被糾正過來所有宗教都只為賺錢「瑜伽」即「與上天連合」所有經典都說你們要重生但卻沒有人注意這一點他們只忙於賺錢(你談及重生聖經卻說沒有人能取悅神耶穌說,我們從聖靈而生並非從自己的力量…)祂從沒有這樣說請你再閱讀聖經當然神的說話仍在,毋可置疑你好(我是以耶穌基督的名節錄聖經。我在引述聖經耶穌基督回答:「阿門,阿門,我告訴你不是從水和聖靈而生的人不能進入神的國度)那是什麼?這不是 — 這當然是神的說話你好,聽着,坐下來。我會告訴你坐下來。我會告訴你那是什麼基督說那是神的說話我只引述神的說話。坐下來祂也說:「我會派遣聖靈來」如果我是聖靈,我也是神。請坐下來如果我是聖靈作為基督徒你怎能認出我?你怎能認出我?我是聖靈我要這樣說,因為如果你把聖經帶來這裡我要告訴你。因為因為我給予慰藉我們在全世界醫治了那麼多人有三個醫生在霎哈嘉瑜伽取得碩士學位在俄羅斯有四十個醫生在練習霎哈嘉瑜伽我在指導你,我在告訴你基督不能說的話,因為祂在三年半內被殺他們是同樣閱讀聖經的人卻說:「祂並非我們的救主」,他們殺掉祂第三件事是救贖聖靈要是救贖者,就是這樣:我在給你自覺這次不要錯過了他們容許基督活了三年半當我出現時,他們在用祂的聖經當基督出現時,他們用舊約聖經去責難詆毀祂,還談及摩西如果你們人類可以藉閱讀聖經有什麼成就得着你早應見到了我自己就生於基督教的家庭你知道基督徒用聖經來做過什麼?如果你去南美便會大吃一驚數以億計的印第安人被向他們展示聖經的基督徒所殺在印度,他們一隻手拿聖經另一隻手拿槍枝不要錯過它你們獲得自覺和重生的時候來了你們生於基督教因此你們相信聖經;那些生於伊斯蘭的人他們只相信可蘭經他們認為所有基督徒都會下地獄而基督徒則認為所有穆斯林都會下地獄猶太教徒又如何呢?當你蒙著眼睛你看不到合一的神這是…那些閱讀可蘭經、聖經、薄伽梵歌等的人他們跟隨各種宗教,卻犯下各種罪行他們正義嗎?基督要求你要謙卑有那些基督徒是謙卑的?我想看看 — 他們是那麼自大傲慢基督到達道德的極點:「我們不可有淫邪的眼睛。」讓我們看看那些基督徒有這種眼睛只有霎哈嘉瑜伽士有這種純真的眼睛你們全都會重生,你要體驗真正的洗禮你應該在你的腦囟感到聖靈的涼風我們已經聽夠了佈道、講座讀夠了聖經讓我們來讀真相的書籍,實相的書籍不要盲目的相信只要感受無所不在全能的力量你可以藉霎哈嘉瑜伽來證明基督是神的兒子 — 你可以證明它他們卻不能證明他們能給人自覺嗎?(你倒不如去另一個會堂去演講罷。沒有人想聽你的。帶他走。)你不應盲目相信任何事物每事每物你們都要有證據如果沒有憑證,你為什麼要相信聖經?為什麼要相信薄伽梵歌?為什麼要相信可蘭經?只盲目地相信?我想替這女士向你請求她來是因為想你幫助她我可以遲些才醫治她。我們會醫治你,沒問題需要點時間,女士?我們會醫治妳,明白嗎?現在我想讓所有人得到自覺這是很重要的他們來這裡是為了得到自覺好吧(叫他們為這些男孩做班丹。)我要說,很抱歉。我要說 –說這些事情的時候來了,明白嗎,我感到高興不想得到自覺的人請離開會堂來他人的聚會卻作出騷擾的行為是不文明的上天的工作正在進行你沒有權去打擾我知道,有人是被收買來做這種事但為何不追尋你的福祉?為何老是與這些想法糾纏,而永遠被摧殘?這種盲目的信仰是毫無智慧可言有很多穆斯林和猶太教徒基於有實證而崇拜基督並不是因為他們上教堂,聽了某人的說話所以才接受如果有實證,作為誠實的人,你便要接受他們英語有個說法要證明布丁就是吃掉它不是通過說話或閱讀如果你肚子餓,便要吃掉它不能依賴字句和書本而活印度有一個詩人說 — 他叫卡比拉(Kabira) — 他說過度閱讀,即使博學的人也會變蠢你們都知道,我們內裡有兩股力量我們稱它們為左交感神經系統和右交感神經系統它們在我們處於危急時起作用其三是被稱為副交感神經它供應能量令整個系統平衡其實,左邊是願望的力量右邊是行動的力量這些基督都不能說,他們把祂釘上十字架這就是問題所在,祂的工作要完成現在我們運用左邊願望的力量你的手這樣表達你要有三個條件:如果你有得到自覺的純粹願望便要肯定你們都會獲得自覺你現在要有信心不管發生什麽事,都不要緊。他們都是沒用的人有人收買他們忘記它吧有三個條件:第一你們要有信心會獲得自覺第二個條件是不要有內疚感你要忘記過去活在當下如果你有內疚感,這個能量中心會有嚴重阻塞結果是你除了受精神折磨外肉身亦會出毛病你會患上咽喉痛、脊椎炎很多由了無生氣的器官而來的疾病好了,第三個條件是你要寬恕所有人概括地,所有人不要想着任何給你麻煩的人即使那個想騷擾你的男士:寬恕他吧只要寬恕因為無論你寬恕與否你什麼也沒有做但如果你不寬恕,你便被誤導按邏輯你要寬恕事實上你什麼也沒有做為何要為其他人折磨自己而他們卻自得其樂?不要認為自己層次低你們是人類你要有最終的突破即是真正的洗禮你要把鞋子脫下十分鐘雙腳放在大地之母上放在大腿上那表示你渴望獲得自覺我們會告訴你左邊的能量中心我們自己會滋養它們請把右手放在你的心上那兒是靈之所在在心上,左邊,左邊如果靈在你之內照耀,它會引導你這樣你變成自己的導師請把手下移至左上腹在左邊這是導師的能量中心是所有先知組成的能量中心當這個能量中心被啟發後,你便成為使用上天力量的導師請坐下。至少不要騷擾我們如果你是基督徒,坐下。請不要騷擾我們坐下來。謙卑點,聆聽。請坐下。至少言行舉止要像基督徙。現在把右手放在左下腹左邊這是純粹知識的能量中心不是書本的知識,而是能成就事情的粹純知識成就上天的力量通過它你給人自覺,醫治他人一切事情現在把右手上移至左上腹在左邊現在,再放在心上心上現在,放在你的頸和肩膀的轉角位頭向右轉我已經跟你說過,如果你感到內疚這個能量中心會出問題。別感到內疚現在把你的右手橫放在前額橫放在前額垂下頭你要寬恕所有人請把右手移向後放在你頭的後面儘量把頭仰起在這裡,沒有內疚沒有計算你的過失,為了滿足自己的說︰「噢!上天的力量,如果我犯錯請寬恕我。」請伸展你的手掌把手心放在腦囟的位置壓着你的頭手指向後拉以形成壓力慢慢轉動頭皮順時針方向七次請把手放下我們要做的就是這些你可以脫下眼鏡因為你要閉上眼睛如果你腰帶比較緊可以鬆開它再次把左手向着我雙腳分開點放閉上眼把右手放在心上你們問我一個很基本的問題你可以叫我「母親」或「錫呂瑪塔吉」- 三次「母親,我是否一個靈?」問這問題三次大聲地如果你是靈,你就是自己的導師請把右手移至左上腹問我另一個問題 -在左邊「母親,我是否自己的導師?」我已經說過,我尊重你的自由我不能強迫你接受純粹的知識因此請把右手放在左下腹在左邊你要要求純粹的知識請說六次「母親,請給我純粹的知識。」大聲地一旦你要求純粹的知識靈量,聖靈的反映,就會開始昇起把右手移至左上腹在左邊我們要充滿信心去滋養這些能量中心要有信心地說「母親,我是自己的導師。」我已告訴你,有關你基本的真相是你是純粹的靈你不是這個身體,不是這個思維不是這個自我或思想制約而是純粹的靈現在把右手放在心上要充滿信心地說十二次「 母親,我是純粹的靈。」上天的力量是慈悲和愛的力量是純粹知識的海洋但最終是寬恕的海洋無論你有什麼過失這寬恕的海洋都能用它的力量把它溶化把右手放在你的頸和肩膀的轉角位頭向右轉這裡你要充滿信心地說十六次「母親,我並無任何內疚感。」我已經跟你說過邏輯上無論你寬恕與否你什麼也沒有做但如果你不寬恕,你便被誤導你折磨自己現在請把你的右手放在前額頭儘量垂下從心裡說數次「母親,我寬恕所有人。」現在,請把右手放在你頭的後面儘量把頭仰起在這裡,沒有內疚沒有計算你的過失,為了滿足自己,你要說:「上天的力量,如果我犯錯請寬恕我。」從心裡說數次現在伸開你的手把手心放在腦囟的位置即你童年時軟骨的位置垂下頭伸展手指向頭皮施壓把頭皮慢慢順時針方向轉動七次我不能強迫你得到自覺我尊重你的自由。說七次「母親,請給我自覺。」請把手放下請把雙手這樣向着我沒有思緒的看着我像這樣,像這樣垂下頭用左手感覺有沒有涼風從頭頂出來你要向自己驗證不要把手放在頭頂 – 離開些自己感覺一下。這是證明現在左手向着我垂下頭,用右手去感覺有時你離很遠也感到它現在再用右手現在,把雙手像這樣向天空舉起問這些問題的其中一條「母親,這是否聖靈的涼風?」或第二條:「母親,這是否上天的愛?」「母親,這是否無所不在的生命能量(Rub or Paramchaitanya)?」問其中一個問題三次把手放下來。他們已獲得了!請把手放下來手這麼向着我那些在腦囟位置,或在手上或手指頭感到涼風或熱風的人請舉起雙手這是證明。願神祝福你們你們現在都成為真正的基督徒你們現在都成為聖人要成長你們的神聖要成長我說過,它會在集體成長我們這裡有很好的中心,有很多人對霎哈嘉瑜伽很有認識你們全部都應該來成為偉大的霎哈嘉瑜伽士你要拯救你的國民你會很快成為導師你不用付錢願神祝福你們我今天想跟你們見面,今晚,如果可以的話現在,他們要起來 …不要跟他們說話,他們是負面的人。[錫呂瑪塔吉在幫助求道者。] […]

捷克布拉格的首個公開講座 Štvanice, Prague (Czech Republic)

捷克布拉格的首個公開講座
1991年8月17日
我向所有真理的追求者致敬。我先要告訴你們,真理是如其所如。我們既不能把它概念化亦不能改變它。可惜,我們也未能以人類的感知力去了解明白它。我們要成為精微的存在體才能了解明白真理;即是我們要成為靈。為此我們要知道這是生命的進化過程;是在我們內裡活生生的過程使我們成為靈,這是不能用錢買來的。你們不用花功夫,它自會成就,因為你們都是真理的追求者。
無論我告訴你們什麽,你們都要以科學家開放的頭腦來聆聽。如果我說的話被證實是真理,作為誠實的人,你們便要接受。因為這是為着你們和全世界的福祉好處。我們看到這兒美麗的花朵,我們卻視此為理所當然。我們甚至沒有想過它們是來自細小的種子。看看我們的眼睛,是多麼微型的照相機;我們卻視此為理所當然。所以我們要明白,是有一些力量在做這生命的工作。
第一個真理是︰你們不是這個身體、這個思維、這個自我或思想制約;你們是純粹的靈。第二個真理是︰有一個精微奇妙的上天力量在做一切有關生命的工作。藉着這個力量,我們從亞米巴蟲演變進化到這個階段。要有一個小小的突破,我們才能知道真理。就是因為不知道絕對的真理,我們才互相爭吵,互相戰鬥,才有戰爭。但如果我們都知道真理,唯一的真理。你們都看見,都知道我坐在這裡,對此沒有任何爭議。一旦你們成為靈,你們會感覺從未感覺過的這個無所不在全能的力量。你在指尖上感覺到它,你也能感覺聖靈的涼風從你們的頭走出來。
在聖經的全能的神是父神,我們亦有子神。三位一體,第三位是聖靈。怎能有父親,有兒子,而沒有母親?女性被稱為「二等公民」,因為他們說她在十二門徒吃最後晚餐時,沒有同坐一桌。為什麼你要接受保羅?他也沒有坐在晚餐桌上。人們能感受到基督的母親是女神,因此他們稱她為聖母(Madonna)。我就是不能明白,那些不想視她為女神的人,卻在波蘭以黑聖母來崇拜她。
同樣在每一個宗教,他們製造問題。因為他們想以自己的方法來組織宗教。因此人們斷定沒有神,因為無論跟隨那一個宗教,他們也可以犯罪,他們因此對神失去信心。一旦你成為靈,你會知道有大能的神,神的愛和祂無所不在全能的生命力量。霎哈嘉瑜伽能證明神的確存在,神愛的力量的確存在。不論你是盲目的相信有神或不信有神,都毫無分別。很多人來跟我說:「母親,我向神禱告,什麼都沒有發生。我們就與不相信神的人一樣。」原因是你們並沒有與神連上。如果這部機器沒有與總機接上,它便不能發揮作用。如果你的電話沒有接通,它也不起作用。
所以首先要與這個無所不在全能的力量連上。我們內在都有這種上天的特質。你們全都能獲得自覺,能與這個無所不在全能的力量連上。你們不應該懷疑,就是那麼簡單。「霎哈嘉」即是與生俱來,你們都有權利與這個力量連上,瑜伽(yoga),沒有絲毫困難。連上的結果是你一切肉身、心理、情緒的問題都獲得解決,連你的物質問題也能解決。最重要的是你進入神的國度,那是喜樂的海洋。這是會在你身上發生,非常簡單,你不用透過閱讀書籍,做研究或做任何事便能得到它。它不是思維的作用,而是活生生的過程。
今天我想你們都已經聽過靈量和你內在的力量,明天我會告訴你靈的本質。以這麼短的時間來介紹根源知識的完整概念是很困難的。我應該已經就這個題目以英語演講了至少四千次。就像這裡有很多燈,只要用一個開關就能把燈亮起。如果我跟你們談電力,它的歷史,它怎樣來到布拉格,一定會把你們悶壞。只需一個開關就能把燈亮起,因為它是一早設置好的。同樣,它在你們之內全部設置好了。最好是獲得開悟,然後才去了解這個精微的題目。
無論如何,我想抽些時間讓你們發問。我唯一的要求是不要問與這題目無關的問題。請你們明白,我來不是要從你們身上得到什麼,我來是給你們本來已經擁有的。你們可以向我發問。
(你可以把在前面的這個拿走嗎?從這裡拿走。你可以從前面拿走,因為人們看不見我。現在做吧 … 巴巴 — 很冷,但沒有問題。我要戴上眼鏡。沒有問題,我只是要戴上眼鏡,眼鏡。)
           (大聲一點。)[女瑜伽士把問題翻譯:「你曾在維也納幫過我」 — 她的耳朵。但她聽得不清楚。]
好吧,那是不同的。我會再看看。你有沒有靜坐?好,我們會再看看。坐下來,我們會再看看。我們明天會再見你。
他們沒有問題?美妙的人!
 
[問題聽不到]
我一開始已經告訴你們,不要缺乏自信,不要判斷自己。問題是,他們是否已準備好。你們的靈量知悉你們的一切。她是你們的母親,你們各自的母親,而她很期待令你們重生。
 [問題:要喚醒靈量,我們要長時間靜坐。是什麼意思,長時間靜坐?]
你們在前生已經這樣做了。因此你們才能來到這兒。你們是命中註定來到這兒。
 
[問題:你對於地球的未來有什麼看法?]
對什麼的看法?
[女瑜伽士:對地球。對我們生活的地球,它的將來。]
在布拉格?
[女瑜伽士:你對人類的將來有什麼看法?]
了不起!
 
 [問題:現時世上有很多戰爭,很激烈。我的問題是喜樂來臨前什麼會來?]
這些戰爭都源於人類自己製造的問題。如果可以轉化人類,這些問題會自動獲得解決。如果某個數量的人類被轉化,他們會促成這事。已經有數千人被轉化了,當你已經被轉化,你也可以轉化其他人。
 
[有關吉卜賽人聽不到的問題。]
任何種族,不論是吉卜賽人或任何種族,都可以獲得轉化。那與你的種族、國籍或宗教沒有關係,沒有任何關係。那是內在的,天生的。只要你是人類就可以成就。最美妙的是一切所謂壞的業報都被洗掉。只有人類才會認為自己做了壞的業報,動物不會。
 
[有關基督聽不到的問題。]
當然,當然。基督說不反對我們的人就是與我們同路。所有降世神祇和先知都互有關連。我們把祂們當作是不同的,這在人類間製造仇恨 …。 (這裡還有一個。)
[問題:你是否相信基督是為了我們的罪,為了幫助我們而被殺害?]
是的,祂為我們受苦。祂要那樣做。但是降世神祇事實上並沒有受苦。祂要那樣做,我遲些會告訴你們。因為祂要通過額輪,視覺神經叢是像這樣閉合。因此祂要為此釘上十字架。祂的訊息是復活 — 不是釘十字架,復活。我們現在不用受苦。所以那些說你們要受苦的人絕對是錯的。我們還要比基督受更多的苦嗎?
 
[問題:我們可以怎樣幫助不想得到自覺的人去獲得自覺?]
你不能。他們不能。你不能勉強給人自覺。靈量是純粹願望的力量。如果你沒有純粹願望,我不能超越你的自由。要有像可以栽種在大地之母的好種子的個性品格。你們要有願望,否則成就不了。你不能強迫種子發芽。這個男士要問問題。
 
[問題聽不到。]
好吧,這是個好問題:通過提昇他人的靈量和建立鞏固自己,你成為正義的人,其他人也成為正義的人。他們真正變成神聖的人。他們是和平的,沒有任何色慾貪婪。畢竟這個世界是由人類組成的,如果人類改變了,世界就會改變。
 
[問題聽不到。]
我不明白你說什麼,我聽不清楚。你不用擔心我。我不會告訴任何有關自己的事情。基督說祂是神的兒子,祂的確是。因為祂這麼說,他們把祂釘上十字架。人們不想聽真理,除非他們是覺醒的靈。我不想被釘上十字架;我仍有工作要做。因為我說你不能賺錢,利用宗教和假導師來宣傳做生意的人,他們都與我為敵。宗教變成一門生意,所有宗教現在都在做生意,所以他們不喜歡我。你們不能利用神來做生意。
我想我們現在做獲得自覺的環節。我要再說,我不能強迫任何人得到自覺,只有想得到自覺,渴望得到自覺的人,才應該留在會堂裡。否則,他們要離開會堂,不想要的人請不要坐在這裡。
首先,我要再告訴你們,要有信心你們會獲得自覺。其二,有三個條件,你們要明白。第一個條件是你們要忘記過去,完全不要感到內疚。你們畢竟是人類 如果你們做了錯事,不要緊,你們不是神。內疚是一種思維上的折磨,當你感到內疚,這個能量中心的左邊便會有阻塞,你肉體上也折磨自己。因為當這個能量中心阻塞,你便會染上咽喉痛、脊椎炎這些疾病,所以內疚有什麼用? 請不要感到內疚,當我說不要感到內疚,很多人會離開。因為他們想內疚,然後生病。
第三個條件是,你們要原諒所有人。有些人說很難做到,無論你有沒有原諒人。你什麼也沒有做,當你不原諒,你又再無謂地折磨自己。因此,你甚至不用想着要原諒的人,只要說:「我寬恕所有人。」 你會立即感到好些,就是如此。
現在若想獲得大地之母的幫助,你們要把鞋子脫下,就是如此。請把左腳和右腳分開放,只需五至十分鐘就成。他已經告訴你們,有兩個力量,左和右。把左邊放在一旁,右邊放在另一旁。左邊代表願望的力量,右邊代表行動的力量。請把左手放在左邊,在大腿上。我們用右邊去滋養我們在左邊的能量中心。首先我會示範,你要怎樣觸摸左邊的不同能量中心,來滋養它們。首先看 然後我們要閉上眼睛。
把右手放在心上。全能的神以靈的形相,反映在這個能量中心。靈量是聖靈的反映,太初之母。現在,請把右手放在你的上腹,這是你的導師原理的能量中心,當你們成為靈,你便成為自己的導師。現在把右手放在下腹,左下腹。這是純粹知識的能量中心,我們透過它來成就上天的工作。把手提升至上腹,左上腹。現在把手提升至你的頸和肩膀的轉角位,頭向右轉。當你們感到內疚時,這個能量中心就會有阻塞。現在請把你的手橫放在前額,頭儘量垂下,這個能量中心你要寬恕所有人。
現在把右手放在你的頭的後面,把頭仰起。在這個能量中心,沒有內疚,沒有計算過失,為了滿足你們,你要說,你要向上天的力量請求寬恕。現在你要伸開你的手心,把手心放在腦囟的位置,即在你孩提時軟骨的位置。現在手指向後伸,儘量垂下頭,儘量垂下頭,那麽在你頭皮上會產生壓力,手指向後伸,垂下頭。現在慢慢順時針方向轉動頭皮,垂下頭。你們要做就是這些。
現在請把左腳和右腳分開點放。左手向着我,不要太彎身或向前坐,而要舒適地坐。現在請把右手放在心上,左手向着我,放在大腿上。現在請閉上眼睛,你們要問我一個基本的問題,三次,你以叫我「母親」或「錫呂瑪塔吉」。「母親,我是否一個靈?」 大聲一點。
如果你是靈,你成為自己的嚮導,自己的導師。請把右手向下移,放在左上腹。我們只在左邊運作,在這裡你要問另一個問題,「母親,我是否自己的導師?」 問三次,我已經說過,我不能強迫你接受純粹的知識。因為我尊重你的自由,你必須要求它。
現在把右手放在左下腹,用力按着。你要說六次,因為這個能量中心有六片花瓣。「母親,請給我純粹的知識。」 六次,當你要求純粹的知識,靈量就會開始昇高一點。
現在我們要充滿信心去,滋養在上方的能量中心。把右手向上移至左上腹。要有信心地說十次,「母親,我是自己的導師。」
我已經告訴你,你不是這個身體,這個思維,這個自我或思想制約,而是純粹的靈。現在把右手放在心上,要有信心地說十次,十二次,「母親,我是純粹的靈。」 十次 – 十二次。
這個無所不在全能的力量是慈悲和愛的力量,是愛和絕對真理的海洋。大聲點,大聲點。最終是寬恕的海洋,無論你有什麼過失,這海洋很輕易就溶化了它。因此請寬恕自己, 把手放在你的頸和肩膀的轉角位,頭向右轉。充滿信心地說十六次,「母親,我並無任何內疚感。」
我已經跟你說過,無論你寬恕與否,你什麼也沒有做。但如果你不寬恕,你便被誤導,所以,現在請把你的右手橫放在前額,請把頭儘量垂下。你要充滿信心地說,從心裡說數次,「母親,我寬恕所有人。」 現在,請把右手放在你的頭的後面,儘量把頭仰起。在這裡,沒有內疚,沒有計算你的過失,只為了滿足自己,你要說,從心裡說數次,「噢!上天的力量,如果我犯任何錯 請寬恕我。」
現在完全伸開你的手,完全伸開你的手心,把手心放在頭頂。現在伸展手指,請垂下頭,我不能干擾你的自由,你要要求得到自覺,把頭皮慢慢順時針轉動七次,請求︰「母親,請給我自覺」 – 七次。
請把手放下,請把雙手這樣向着我,把右手這樣向着我,請把右手向着我,垂下頭。用左手感覺,有沒有涼風或熱風從頭頂出來。大聲點,大聲點,大聲點。如果是熱的,即是你還未寬恕人,請寬恕和不要感到內疚。
現在左手向着我,垂下頭,垂下頭。用右手感覺,有沒有涼風從頭頂出來,或有沒有熱風從頭頂出來。不要把手放在頭頂 – 離開些,有時你離很遠才感到它。現在再用右手,垂下頭自己感覺,再次用左手。
現在,把雙手像這樣向天空舉起。大聲點,大聲點。把頭仰起,問這些問題其中一條三次,「母親,這是否聖靈的涼風?」 或「母親,這是否上天浩愛的力量?」 或「母親,這是否生命能量(Paramachaitanya)?」 問這些問題的其中一條,任何一條三次。
把手放下 手這麼向着我,張開眼睛。甚麽也不用想的看着我,那些在手指頭感到冷風或熱風,或手上或腦囟感到的,請舉起雙手。
布拉格! 你們現在都成為聖人,我向你們致敬,你神聖的生命開始了。明天我會再來向你講解有關靈體,願神祝福你們!請告訴你的朋友,致電給他們。因為我只會留到明天,那些感到涼風或熱風的人,明天會穩定下來。那些沒有什麼感覺的,會感到它。
願神祝福你們所有人。
叫他們不要談論它,那是超越你們的思維,靜下來,不要談論它。 […]

台北公開講座 Chientan Youth Activity Center, Taipei (Taiwan)

台北公開講座
1990年11月10日
我向所有真理的追尋者致敬。首先,我要先講明白,真理是如其所如的。我們不能用人類的知覺、意識去組織它,亦不能把它概念化。無論從前其他人怎樣對你說過,或無論現在我即將怎樣告訴你,你必須像個科學家那樣,用開放的心靈去聽。你不應盲目地相信我,盲目的信仰不能把你帶往覺醒。但你必須保持自己心靈的開放,把今天所講述的,當作一項科學假設。然後,如果這假設獲得證實,那麼作為一個誠實的人,你就要接受它。
真理是十分簡單的,第一點是最基本的,那就是:你不是這個身體,不是這個思想,你亦不是這個知識,或這個思想積習,或自我,你們是純潔的靈;第二點是:有一個無所不在的,神的浩愛的力量存在,它造就了所有有關生命的工作。譬如這些美麗的花朵,是由一粒種子發芽生成的,我們甚至不曾思考過,為何這些事情會發生。所有這些生命的工作,都是由這個無所不在的精微力量所成就的。
當你成為靈體的時候,你就可以在指掌上,感應出這無所不在的力量,在你手指上像一股涼風般。無論你怎去相信,或怎去思考事物,到某一時間你會感到空虛。因為在進化過程中,我們已變成了人類,你必須再成為一個「靈」,來作為這過程的最後突破。這是個生命的過程,譬如大地之母為我們孕育了這麼多美麗的事物,我們不曾付出甚麼代價,這一切都是自然而然地發生,因為她就是有這個能力,因此你不能付錢買你的進化,這是個自然而然的過程。
「霎哈嘉」的意思是「與生俱來」,我們是與生俱來有這個權利去達至「瑜伽」,即是與無所不在的力量合一。作為人類,你是有這權利,與上天浩愛的力量合一的。剛才大家已聽過,有關人體內部精微能量系統的簡介,它造就你的進化。靈量(Kundalini)是潛藏在我們三角骨內的力量,它捲曲成三圈半,而這骨在醫學詞彙上叫sacrum bone(薦骨),那表示希臘人早就知道,這是塊神聖的骨。這靈量是我們體內已有的力量,它是個來自純潔願望的力量。我們知道在經濟學理論上,人的慾望是一般是不能得到完全滿足的。今天你想有間屋,明天你想有部汽車,再然後又想有部直升機。今天你想有間屋,但當我們得到屋後,卻未能完全獲得滿足。但這個已存在於我們體內的力量,是個純潔願望的力量,無論你察覺它存在與否,它都已經存在於我們裡面,而且這純潔的願望就是要與那無所不在的力量合一。就像這儀器[麥克風],若不是接駁上總電源的話,它就沒有意義了。同樣,若我們不是接上了宇宙的大能,我們的生命就沒有什麼意義了。當成為了靈體之後,你就跳進了真理的汪洋,進入了絕對的真理。所有已經得到自覺的靈,所有已得到覺醒的靈和導師都講述過同樣的事。因此你藉此可得知真理,再沒有分歧的意識形態。因為這不僅只是思維上的概念,它卻是真實的。但這種經驗必須由自己活生生地去實現過才可。很多人都講過有關的事,就妄說自己已得到重生。不過,這不是一種什麼證書文憑,它是一種存在的狀態。在這狀態中,你可以感應到這種無所不在的力量,而且你可以使用它,更自動地成為一個有道德的人,因為在光裏面,你看見一切。
例如,你正拿著一條蛇,坐在黑暗中,當有人說你拿著一條蛇,你未必相信。你可能會說:「這只是繩吧。」你未必會丟開牠,直至牠咬你一口為止。但當一有光,即使是少許的光,你就會立刻把蛇丟掉。當你找到了靈體上的光,你就能把所有對自己有損害的東西拋棄掉。而且,你有力量可以這樣做到。我們見過有人,一夜間戒掉毒癮,亦有不少人,因而獲得了生命的轉化。他們都不明白,為何會這麼突然地有如此重大改變,他們變得極有活力,也極有愛心。
在真理之內,不可以有虛假作弊,這是現實。現實必須如其所如地去面對的。進入現實之後,你會發現你自己是個多美麗的人,多麼有活力和有愛心。最終你能夠與真理合一,你知道真理,你會像個靜觀者般去看這個世界,享受這齣戲劇。再沒有什麼爭鬥,只是去享受各種愛和恩賜,你進入了喜樂的汪洋。喜樂是沒有兩重性的,沒有喜樂與不喜樂,而只有喜樂。
我抱歉這麼遲才來到這個國家(中國),我在過去二十年內,一直這樣周遊列國去傳揚,現在已有五十六國有霎哈嘉瑜伽在不斷發展,而且有很多不治之症,都能藉提昇靈量而得到醫治,嚴重的疾病也給治好。在印度有三個修習霎哈嘉瑜伽的醫生,藉著霎哈嘉瑜伽醫治好一些如癲癇症和血癌等不治之症,而獲得醫學博士銜。在倫敦有七個醫生正研究霎哈嘉瑜伽。那一切都不過是提昇靈量後的副產品吧,它絕非是最終目的。你自己會獲得令其他人也得到自覺的能力,同時你知道有關內在真我的一切知識。你亦成為有集體意識的人,你可以感應到別人能量中心的問題,那即是說你可以從指掌上,感知別人能量中心的狀況。所以,一個新時代已經開始了,很抱歉今天我們時間不多,我首次來到這地方,先想讓大家提問一些問題,然後我們才做一個獲得自覺的練習。
問:半年前我在意外中脊椎受傷,一直有痛,可以練習霎哈嘉瑜伽嗎?
答:之後我會教她。
問:你在講話時提過很多次世上有神。到底這神是指某一個特別的嗎?只有一個?還是另有其他神呢?

58

答:我想,人最好先得到自覺。神不是個概念,而是一個事實。但祂有很多不同面相,就像一個人可以同時是父親、叔伯和兒子般有不同的角色面相。但當人得到自覺後,你會知道一切,而且知道真相,因為在得到自覺之後,人就容易找到真理。又例如基督曾說祂是神的兒子,但很多人不信。但在得到自覺之後,你可以這樣問一個問題:「基督是神的兒子嗎?」你會立刻感應到手掌上有生命能量,一種清涼的能量,那就可以證明基督確是神的兒子,現在有很多猶太裔的霎哈嘉瑜伽練習者,他們都崇拜耶穌基督了。盲目的信仰亦是由於宗教上的條件制約所造成的,但我們要先找出真相,因為所有降世的先知或神祇,都是來自同一個上天的力量。祂們就好像靈性樹上不同的花朵,在不同時代開花,祂們是生命的花朵。但人類卻把花朵佔為己有,說這是我的,這是我的,並互相爭鬥。當我們生長於某一宗教內時,就會以為自己的宗教最好,其他的都是差的。每一個都如此想,但無論你是基督徒、印度教徒、回教徒、佛教徒或任何什麼也好,任何人都可作出各種罪行來,我們的爭執實是無謂。因為他們基本上,都是宗教原教旨主義分子,都是盲目的。他們不願睜開眼睛去看看,你們必須使用你們的智慧。所有這些人都說過要尋找真我,所有宗教都教人要作自我內在的追求,但我們並沒有這樣做。現在的宗教都是追求金錢或權力的,都是人造出來的,沒有一個是追求靈性的。所謂靈性,就是指那個在我們內裏的普遍存有(universal being)。此之所以人類現今四分五裂,互相分離。試想,以神的名義,弄至今天的地步,是何等令人失望的事呢。所以,今天我告訴大家什麼,都不必盲目去相信,當你得到你的覺醒之後,你就可以自行判斷。還有其他問題嗎?
問:霎哈嘉瑜伽與聖經有什麼不同呢?

60

答:在聖經裡,基督說人要重生。祂又說:「我會派遣聖靈來輔導你,安慰你,令你得安慰。」祂亦會救贖你,亦即是說會把你帶至靈性上的更高境界。但現在人們不去理會什麼是聖靈,對他們來說聖靈是一件神秘事。其實並不神秘,練習霎哈嘉瑜伽之後,你就會明白。我自己是生於一個基督徒家庭,我為那些人四處殺人,去強迫別人歸教而大感驚愕。感謝上帝,哥倫布沒有到印度而去了美洲,否則我今天不會坐在這裡。美國的土著(原居民)在哥倫布到來之後全死光,沒有一個剩下。在阿根庭和智利,當我想見土著,人們卻要把我帶到博物館去看。有些土著一直跑到哥倫比亞,和下方的玻利維亞,在那裡躲藏,這就是基督徒所為嗎?這是否基督叫我們去做的事呢?首先,基督沒有叫我們要感到有罪,祂為我們的罪而死。其實耶穌的位置,就在前額輪(寬恕輪),那即是前額視神經交叉之處。它控制松果線和腦下垂體,所以當靈量昇起,經過這輪穴時,就喚醒位於那裡的基督的力量,祂會吸入我們的自我和超我,並打開我們的頂輪(自覺輪)。這就是切切實實,基督為我們的罪而死的意思。所以現今我們為何仍要受苦呢?祂已為我們受了苦,神不想人去受苦。這些全是虛構的,說你要受苦,要付錢給那些人來贖罪。神是我們的父,是慈愛的父親,是眾父之父,所以祂有什麼理由要我們受苦呢?這一切捏造的都有人宣揚,不論是佛教、基督教、印度教或回教也好,人根本就沒有必要去受苦。還有什麼問題嗎?
問:……
答:只有用這個身體,我們才可以令他人得到自覺。那時我們就不想逃避,我們只想令他人都得到你已得到的。
問:但我們始終要死亡吧!
答:無問題,那是將來的事,等著瞧吧。但有很多現在的工作等著去做,得到自覺後,你的生命會擴大得很,你也變得十分有活力。現在我快六十八歲了,我每三天就坐飛機遠行一次,一點也不感到疲累。
問:為什麼來參加霎哈嘉瑜伽的靜坐,台上要有一支蠟燭呢?
答:蠟燭是為某種人而用的。我們有兩類人來靜坐,一類是偏向左脈,另一類偏向右脈。偏向左脈的人活在過去,通常是不歡、沮喪。偏向右脈的人活在將來,且有野心。故此我們要為偏左邊的人用光,而偏向右脈的人就用水,因為偏左脈的人內在的光不足,你們慢慢就會曉得一切。
問:怎樣靜坐呢?
答:我得先令你得到「自覺」,之後你用一個月左右的時間去鞏固你自己的自覺。鞏固那「聯繫」,然後就可以靜坐了。
問﹕霎哈嘉瑜伽是否和佛陀所教的相同?
答﹕是,在梵文,一個得到自覺的人叫Dijaha,一隻雀鳥也是叫Dijaha。雀鳥首先是一隻蛋,然後變成鳥。同樣,人本來是封閉的,當得到自覺後,便打開了。
問﹕……
答﹕不是這樣的,你先要得到自覺,像佛陀那樣。然後,你便可以開始給予別人。佛陀沒有離開他的身體,耆那教的大雄也沒有離開他的身體。那些人希望離開他的身體,因為他們不知道真理,內裡感到空虛,因此才想離開這個身體。我們不想離開這個身體,因為我們要使用它。
問︰……
答︰我坦白的告訴你,那些離開身體的玩意是由邪靈做的,很危險,有時甚至靈魂出竅回不來。這便是為甚麼有些兒童死亡,他們的靈被取去,變成瘋瘋癲癲的。這是完全荒謬的,你們必須明白,每一件我們做的,我們都要明白其原理,我們究竟在做甚麼。這必須是種真正的知識,不僅在你思維的層面,而且也在你手指上知道。即在你的中樞神經系統中知道。就好像一隻狗不知污穢,但人卻可以感覺到。這就是覺(Buh)這個字的意思,即在你的中樞神經系統中知道。在基督教早期,有個真知派(Gnostics),在梵文(Gno)的意思是知道。因此我們要確實的知道,那些耶穌基督的門徒,他們真正知道。為甚麼我們要讓自己盲目呢?所有你們都應該知道。你們應該成為自己的導師。在那光裡面,你便知道那些降世神祇和先知的偉大。因此你必須要求獲得真正的知識,因為這是為了你的好處,也是為了整個世界的好處。現在讓我們來獲得這個自覺吧。 […]

霎哈嘉瑜伽公開講座 Bangkok (Thailand)

霎哈嘉瑜伽公開講座

1990年11月5日 曼谷

     我向所有真理的追求者致敬。開首之先,你們要知道,真理是如其所如的。你們不能將真理概念化,亦不能組織真理。同時以人類的知覺,你們不能感知真理。你們要成為更精微的存有。真相是:你們不是這個身體,不是這個思維,不是這個情緒,你們都是永恆的靈。另一個真相是,有一個無所不在的、上天浩愛的力量存在。所有經典都描述過這個力量,靈性上昇進的目的,是要找到永恆的靈。你們要成為真我,除非你們成為真我,否則你們會感到某種空虛,你會覺得十分不安。

這個無所不在的力量,造就所有關乎生命的工作。看這些美麗的花朵,我們視之為理所當然。我們不會去想這些花朵,如何從一顆種子生長出來。我們內在也有一個系統,是能夠生長起來的,使我們得到重生。這些你們不能用錢來買,就好像我們不能給錢大地之母,來償付她給我們孕育的萬物,我們不能用錢來買這一切。但人們忘記了,這些都是無價的。而且有許多假導師出來,招攬門徒,賺他們的錢。

所有宗教都是由那些降世的神祇和先知所開創的。但現在都變成人為的宗教,如果我們是聰明的話,便應知道那些人不能為我們做些甚麼。所有這些先知和降世神祇,都是來自同一棵生命之樹的,都是來自同一棵靈性之樹的。只是人們摘下那些花朵,然後說這是他自己的,他們執著那些死去的花朵,互相鬥爭。因此那些先知和降世神祇並沒有錯,我們要看清楚每一樣事物的本質,每一個宗教的本質都是追求永恆,知道物質界的有限。物質界是過渡性的,因此我們要明白這一點,才去利用物質。

現在到了人類這個時刻,有一點很重要,你們必須知道,就是有一個新時代已經開始了,這是個集體得到自覺的時代。我很抱歉很遲才來到曼谷,我想好像這是近來我最後才到訪的國家。現在已經在56個國家有霎哈嘉瑜伽在發展,那些人不斷在令其他人獲得自覺,就好像只有已經點亮的蠟燭,才能燃點起另一支蠟燭一樣。所以這時代真正算得上是全世界得到光明啟發(enlightenment)的時代。這並非一種人為、虛假的信仰,這轉化必須由你內在的真我自己去進行。

今天是第一天,我希望大家先向我發問。首先我要說明,今天我所講的,你們不能盲目地相信。你必須像個科學家那樣開放的思想,自己去判斷這個假設。如果假設給證實,那麼作為誠實的人,你就要接受它,因為那不只是為了你們的好處。正如這麥克風,若不是接上了總機,它就沒有甚麼意思,同樣,若我們不是連接上了生命的大源,我們的生命就沒有甚麼意義了。

所以佛陀曾說,你要「皈依佛」「佛」的意思是覺醒、開悟(enlightenment),但那不是指一個思維概念,而是一個狀態。另方面,他又說要皈依「法」,法(正法dharma),是存在於我們內裡的,就像我們內在的十個原子價(valency)一樣。你可以屬於任何宗教,基督教、印度教、回教,卻可以作出任何罪來。人類可以有任何種族,但都是一樣的,因為他們都沒有內在得到喚醒的「正法」。那就是要「皈依法」的意思了。佛陀又說要「皈依僧」,「僧」的意思就是「集體」,當你得到自覺之後,你就成為了整體的一部分。這不是一個證書,你可以藉中央神經系統,從指掌上感應得到。亦可感到你自己,和他人的能量中心狀況。若你懂得怎樣去糾正那些能量中心,你就可以醫治自己和其他人了。你就可以在精神、肉身的醫治上面,去幫助別人了。但最重要的,卻是在為他人流露出靈性的喜樂。

明天我會講述靈體的性質,和潛伏在三角骨,或叫聖骨內的靈量(Kundalini)。但今天我希望你們問一些合適的問題。

問:Sahaja
Yoga(霎哈嘉瑜伽)這名詞怎解?

答:霎哈嘉(Sahaja)的意思是與生俱來,你是與生俱來有這權利去達至瑜伽(Yoga)。瑜伽的意思是「與上天的力量合一」。簡單地說,Sahaja的意思是「自然而然」,即如生命過程一樣。

問:可否用兩天就學會這技術?

答:不必多久,不必多久。「覺醒」(awakening)不必多久,但你要完全鞏固自己,有些人只用上幾天,有些人約一個月就可做到。但你不必付錢,你卻必須對生命有價值觀。而且,你是不能被勉強的。你必須通過自由意志去渴求。

問:你說的enlightenment(覺醒)是甚麼意思?

答:覺醒的意思是你能用中央神經系統,去感應一切過去進化的成就。就即如狗可走入污穢地方,人就艱難了。原因是進化過程使我們達到有感覺污穢的能力。但得到醒覺後,處於心裡面,本來只是作靜觀的靈(spirit),就開始啟發你的注意力。我告訴過你們,在你們的中央神經系統,你是可以感應他人,和自己的能量中心的狀況的。而且你知道絕對的真理,因為你可以感應到這涼風,任何事情你去問,都有「是」、「否」的答案,像部電腦。假如有個男人裝扮成賽峇峇(Sai
Baba),又說自己是聖人,我們怎去判別他是真是偽呢?假如你找來十個已是得自覺的靈的小孩,蒙上他們的眼睛,他們可以立刻回答出,他是真還是假導師。如果一個人在黑暗之中,手裡拿著一條蛇。你告訴他是蛇,他未必會相信,直至給蛇咬為止。但即使那裡只有少許光,他也會把蛇拋掉。我見過有霎哈嘉瑜伽練習者,一夜之間戒除毒癮和惡習。那時,你知道絕對真理,你了解自己和他人,你的注意力變得十分純潔。純潔得連一個眼神,都能創造奇蹟。眼神內亦再沒有貪婪,你變成一個聖人。你過普通人的生活,你變得極為有活力,但你亦十分有愛心。要描述下去就要講一堂課,所以最好先自己去親身經驗這個無所不在的力量。還有其他問題嗎?

That’s good. I think if you all sit on one side, it will be a better idea. All of you. One should not feel…I think that people are a little upset because of a few people, but one should not be upset because, in the beginning, it’s always so. See there is no end to knowledge and I must have given thousands and thousands of lectures only in the English language. […]

注意力應放在神上 (India)

印度公開講座
注意力應放在神上‧1986年1月20日‧
我向所有真理追尋著致敬。今天,有人向我提問,為什麽我們的注意力會散亂迷失;在現代,為什麽我們的注意力不是向著神;為什麽人性每况愈下。這些問題指出一個單一的事實,就是我們注意力正受現代所挑戰。注意力正在受一切我們稱為現代的事物所挑戰。我不是說我們要變回原始人。
印度這個偉大的國家,它是Bharatvarsh。我們擁有高質素的品格,高質素的管治能力,高質素的國王與女王,所有這些並非虛構幻想出來。我們擁有羅摩,克里希納,仁愛厚道的國王和很了不起的外交神聖力量,這全是事實。但今天,我們發覺這些事實看來卻像杜撰出來,因為我們身處的水平層次,我們以為這是真理,這是實相,實際卻不是。這全是由人類創造出來。這是怎樣被創造,怎會發生這種事情,我現在就向你們解釋說明。
過往創造我們的注意力時,我們生活的這個國家(印度)並沒有太多事物。每個人都知道必須得到自覺,沒有人介意關心他們要取得多少財富,取得多少物質,除國王外,他必須為社會的福祉而取得財富,也為了保護社會而取得權力。之後我們變成兩種文化的奴隸,一是伊斯蘭,一是英國文化,英語文化。
我認為我們真正的衰落是在英國文化來到印度時。雖然他們是穆斯林,他們相信神。不管他們犯了什麽錯,他們都相信這些錯是以神的名義作出的。至於注意力,他們卻不是這樣,他們仍放注意力在獲取更多物質上。我們說奧朗則布(Aurangazeb)是很差勁的國王,這是毋庸置疑的。他殺死很多印度人,因為他相信伊斯蘭是唯一的宗教。我要說這是他的愚昧,雖然他既無知亦十分暴力,但卻非常節儉。他通常自己製造帽子,在市場裡出售,賴以為生。他不會用人民的一分一毫。
當英國開始統治印度,英語開始在印度出現,我視這不是祝福而是詛咒。因為整個文學充滿違反神,違反基督的文化。他們相信基督是在英國出生。很多基督徒仍然相信一旦你是基督徒,你便是sahab。英國文化,英語文化強加在我們身上,帶領我們前往絶對不應接受的相反方向。就是這樣,我們處身在三百年歷史的奴隸制度裡,人們卻要盲目的接受它。
克里希納曾經清楚的說,意識是向下生長,根是在人的腦袋裡,意識是向下生長,長成樹木。而西方文化卻令你往下生長向著物質主義。不管是共產主義、社會主義或民主主義,都是毫無區別,整體上你必須向著物質。所以西方的文化或西方的科學的目標首先是奪取物質。五大元素都是用在令人類感到舒適,肉體上的舒適。這種文化令我們對自己完全失去控制,像隻在空中飛舞,沒有手指控制著的風箏,就這樣漂往不同方向,不同領域而迷失了。
當我們放注意力在某些事物上,若注意力是清純的,它會淨化物質,我們的注意力就變得清純。若我們注意力不停的想著這些物質如何令我們得到舒適,我們便迷失在物質裡,注意力被捲入物質裡,亦被物質糟蹋了,我們得到的只是思緒,「該怎樣擁有它。」擁有物質,利用物質,坐在物質之上是我們犯的最先的錯誤。在任何情況下,物質都是你的奴隸,任何情況下物質都是你的奴隸,你可以不需太在意它而得到它。視科學是科學家發現是很自我的想法,這個想法是出於你的自我。除非神的恩典降臨在你身上,否則你是不能有什麽發現。是神的恩典令你可以解說闡述祂的力量。即使愛恩斯坦或牛頓這些人物也這樣說過。愛恩斯坦曾清楚的說︰「我感到既厭惡又疲倦,我不能找到相對論,我只是坐在花園裡玩氣泡,從某處不知明的地方,令我頓悟相對論。」
印度人三百年來以奴隸的心態活著,盲目的接受這種狀況而不知道自己擁有多少知識和科學。我們的國家擁有航天科學,擁有無人駕駛飛彈,擁有各式各樣的事物。但為什麽我們只是接受它而不去根源找出為何我們會擁有這些東西?我們開始懷疑印度過往的一切,不回顧過去,卻開始向下移向西方的文化。這是我們的國家的衰落,帶來這些荒謬的事物。當錢變成一切,金錢取向,經濟取向。這是哲學家的國家,聖人的國家,現在經濟主導了這個國家,我們卻不明白我們完全不能把西方的經濟制度運用在印度,我們就是做不到。這是慷慨的國家,人們喜歡為你服務,他們喜歡這樣做,即使今天他們也喜歡為你做點事。
當你走到村莊,即使他們沒有擁有什麽,他們也會為你帶來一點牛奶,讓你坐下。「請喝點牛奶,你來自國外,請喝吧。」在西方國家,即使你送他們任何數量的禮物,他們也不會回贈一件禮物。毫無羞恥的他們拿你給的所有禮物,以為這是他們應得的。他們沒有這種敏銳度,沒有敏銳度去明白慷慨,他們不明白,他們視我們這樣做是因為我們都喜歡受人奴役。我感到很驚訝,村裡的人告訴我,連西方來的動物也是愚蠢的。我問︰「怎樣愚蠢?」他說︰「拿印度的母雞和西方的公雞為例,若小雞受襲擊,若是印度的母雞,牠會叫喊,或尖叫讓牠的所有孩子走在牠的翼下;若是英國母雞,牠會毫不介意,只會平靜地,stithaprAgnya,不受影響的看著所有事情發生。」他接著說,很令人驚訝的是我們的公牛,若你告訴牠往這裡走,或往那裡走,牠能明白;但若你告訴一隻西方的公牛,牠只會一直往汽車走,往貨車走,不知道自己往何處去,完全沒有任何方向的概念。你不能讓牠們獨處。若你告訴牠們往這裡走,牠們會往相反的方向走。這是什麽文化?是什麽在這成長過程令你那麽粗糙?注意力放在物質上而非靈性上。物質時常都想控制靈性。就如一棵樹倒下死了,你就用它來造椅子,那是用死物創造出來的死物。你坐在椅子上,變成椅子的奴隸,不能再坐在地上,那麽你必須常常帶著椅子。若你以汽車代步,你便變得不懂用雙腳走路。
明天你開始擁有計算機…你會感到很驚訝,我住在倫敦時,我很驚訝人們即使要計算二加二,也要用tambaaku,即使二加二,他們也不懂計算。因為電腦的出現,他們已經沒有腦袋。因為這些機器,創造了…我們稱為「機械年代」。這是怎樣的年代,發展的年代。在沒有控制下,若機器已經發展到這個程度,是時候我們應該明白,我們不能向這方向走得太遠,我們會變成機器的奴隸,機器就像魔鬼,它要求,像魔鬼一般,無時無刻都必須吃某些東西。就像,你…在英國,你沒有可能找到新鮮的食物,你必需到主要的市場才能找到。在美國更差,在大部分的國家,他們把所有食物都包起來,全用膠袋包起來,每一種食物都計算重量。你走到店舖裡,買這些,買那些,全都不是新鮮的。食物沒有味道,現在他們用化學品。他們把化學品餵養供人食用的動物吃,把化學品放在他們吃的食物裡,因為機器必需達到一定的數量,因為要有數量,所以要這樣做。因此你吃的全是化學品,你取得的發展就只是步向滅亡。
所有這些外在的注意力,對外在的物質的注意,漸漸地把你推向滅亡,注意力變得破碎鬆散。例如,你與某人交談,這是很時尚的做法,我曾經見過很多這樣的人。你與某人談話,他卻看著其他地方︰「你看著什麽?」「啊!我正在看這幅圖畫,我想我應該把它買下。」我在與你交談 — 我的話他完全聽不進耳。他看著其他事物,或某些女士或某些男士 — 那全是一些毫無喜樂的追逐。我們做這些與我們毫不相干的事情,完全沒有警覺該在合適的時候做合適的事情。
有個男士告訴我,他有四個孩子在英文學校唸書,一個則在印度學校。他說他那四個孩子說話不多,他們只是不自覺的不停的想著自己。你問他們要走多少路程才能回家?他們不知道。他們走路像矇著眼罩的馬,像這樣走路。他們什麽也不知道,他們不讀報章,對我們擁有什麽完全沒有任何慨念。我最小的孩子,他是以印度方式教養,在印度學校唸書,他有一隻小鸚鵡,一隻小狗…他要照顧所有的母牛。他告訴房子裡所有人有關一切動物的消息,他也知道所有人的關係。他知道誰是誰的親人,誰人在受苦,問題出在那裡,厨房需要什麽?他是那麽有警覺性,他的注意力是那麽有警覺性,因為他的注意力並未破碎散亂。
現在為了方便,我們想把孩子送到英國的學校。我告訴你,若你這樣做,他們長大後沒有打你,你不必驚訝。我見過西方的孩子打他們的父母,他們還回咀。在過往,來自良好家庭的孩子常常稱呼他們的父親為先生而母親則為夫人。但現在,我曾經見過孩子以各種荒謬的說話回應他們的父母,他們知道全世界各種污穢的事情。他們知道那麽多污穢的事情,令你也感到很吃驚,這些事情連你也不知道。傳播媒介所採取的態度,我必須要說,某程度上令這種態度產生,時刻把我們的孩子放進這些污穢中,把他們帶進污穢中。
我們的人也是 — 我在電視中看到,這裡也一樣 — 廣告裡展示可怕的裸女。所有廣告和傳媒都把我們的注意力推向粗糙的層面。他們玩弄我們的弱點,他們就是這樣令你變得虛弱,當你變得虛弱,他們便變得強大。若傳媒變得十分強大,你什麽也做不了。他們的心並不純潔的去做善事,做好事 — 我們稱為janahith,這完全不在他們的思維裡。不知怎的就是要賺錢,賺錢怎會有錯呢?令人很驚訝的看到人們為金錢而作出妥協。金錢不能給你喜樂,我必須告訴你金錢不能給你喜樂。不要追逐金錢,對錢要有整合的態度。金錢是拉希什米的祝福,拉希什米是非常漂亮的女士,她擁有慈母般的品質,她是母親。有錢的男人必須擁有慈母般的品質。
她手上拿著兩朵蓮花,粉紅色代表她是愛。她用雙手表達她的愛,亦代表粉紅色的蓮花。蓮花即使是有刺的bhavraa(甲蟲)也會招待照顧,我們稱它為黑色有刺的大甲蟲 — 蓮花柔軟的花瓣為牠提供一處休息的地方。有多少這個國家富有的人,特別在海外的富有的人會提供地方給ashrayaa,支持像甲蟲(bhavraa)的人。另一方面,就像這樣,必須是daan。你必須施予,若你有錢,必須把錢捐出來。他們有多少人知道該把錢捐到哪裡?他們會把錢捐給會欺騙他們的人,像Rajneesh。他們不會把錢捐給窮人,不會恰當地為窮人做點事。某天當我到浦那,我感到很驚訝,那裡我們有很好被稱為JanaShanti的制度,只需付二個盧布便能取得食物,一餐非常好的食物,既美味又足夠的食物,只收二個盧布。他們說所有人,總統以下,人們來這裡。我們必需花錢來招待他們。我們給他們這些,花圈等等,每一個人都演講。沒有人願意把租來的房子給他們。沒有人想他們來,因為他們認為你會與其他賺錢的人競爭,而又得不到選票。
整個制度就是這樣滑稽可笑,最後變成他們付錢只為想得到選票,想在選舉中獲勝因為他們想賺錢。我的意思是我來這個國家,每一個人都說︰「什麽事?為什麽我們不能取得土地?」
因為人們都想吃錢,這裡每個人都吃錢,paishe khaata。Te paishe khata,te paishe khata,te paishe khata。為什麽他們不是吃食物而吃錢?印度有這種麻煩是源於錢對他們變得最重要,沒有人認為這個身體,這個存在體,這個集體存在體是重要的,這是samoohik的存在體。對我們的社區作出這種傷害是不會快樂的。所有做出這種事的人,他們七代都會被神所詛咒。你們必須明白,剝削窮人來賺錢的人會受永遠的詛咒。你們不應加入他們,即使你要受苦,我知道這是非常困難的時刻,人們沒法只靠收入來維持生計。但若你下定決心,也能靠做正確的事情而活得有滿足感。
當我的父親…和我的母親,他們多次被關進監獄,我們有十一個孩子,我們曾經很富有,但卻住在小屋裡,有時多天也沒有食物,而我們曾經…過著富裕的生活。他們為國家的自由犧牲了一切。現在這樣的人那裡去了?你不會想到他們,他們都是傳奇人物。沒有人願意犠牲什麽。這是一個運動,新的swatantra(自由)運動,swaatantrya還未完成,你能清楚的看到。它不是,你們的自由仍未完全完整。若你的自由要完全的,你必須取得swatantra,你必須知道你的swa的技巧,你的靈的技巧。除非你是完全自由,你仍不是個自由人。你是金錢的奴隸,權力的奴隸,自我炫燿的奴隸,對我來說,還有各種壞習慣,你是一切的奴隸。我從來也不知道像現在有那樣多酒鬼。我們都變成所有壞習慣,所有壞事物的奴隸。位處高位的人沒想過有什麽不能做,為什麽這樣的事情會發生在我們身上?為什麽我們會拜倒在無趣無用的人面前?什麽發生在印度人身上?就是他們仍未意識到最了不起的東西就在我們腦袋裡。是根,這些根就在這個國家裡,在馬哈拉斯持拉邦裡。這些根就在這裡。靈量必須開悟這些根。我們卻從來對它不在意,對它漠不關心,我們只時常擔心怎樣取得更多錢。所以那些高薪的人,或那些高位但薪金不多的人,也或許,他們透過吃錢來賺錢,另一些則是為任何事也罷工的人,所為何事?為錢,再次是為錢。
因為罷工,孟買已是半癱瘓。我問他們為何要罷工。你是酒鬼嗎?是的。你喝酒嗎?你也抽煙嗎?是的。你吃tambaaku(用來咀嚼可上癮的草)嗎?是的。你吃檳榔(paan)嗎?那表示你有錢。否則,你怎能負擔喝酒抽煙?當人們在罷工時要求多些錢,你最好了解一下他是怎樣的人。如果他喝酒,有錢買酒喝,你就不用再給他錢以便他喝更多的酒。任何母親見到兒子喝酒,都不會給他錢,因為他會用這些錢來買酒喝。他還能做什麼?他還能拿錢來做什麼好事?當注意力開始移向金錢,我們就變得盲目,看不到為何我們要追求金錢。
要錢來做什麼?我並不認同資本主義。我知道他們是多麽可怕。我想說的是為何要破壞機器。現在你要想辦法告訴他們馬上終止罷工,看在老天的份上,好好享受自己。在鄉村有些人實在非常貧窮,不是在孟買。孟買沒有窮人。他們上戲院,做各樣事情。他們怎算得上貧窮呢?但他們有時間,他們有多些時間。因此他們才會做這種事情。如果你容許人們罷工,他們很快會弄垮孟買。這是愚昧,絕對是愚昧,來自西方人的 — 並非來自聖雄甘地。聖雄甘地沒有教你們為金錢而鬥爭。他有嗎?你叫你們為swaatantrya(自由)而鬥爭。如果他今天還活著,我肯定他會談及霎哈嘉瑜伽。
我們的問題是我們不想見到機器搖晃不定。我們要有另一個系統,一個平衡的系統,可以打倒這愚笨的,令我們不斷下墜,下墜,下墜的機器。女孩要擁有十種紗麗,穿十種衣服;像喀什米爾的女孩,她要穿得像旁遮普邦的女孩;她要穿得像英國女孩。有這個需要嗎?我是說我們一直有…我們是富裕的人,我應該…十分富裕。我們通常只有兩件紗麗。一件用來 — 人們叫它作thevni — 一件在特別場合穿著。我們生活得很好,受很好的教育;專注在學習,而注意力是向着神。若注意力迷失,就會變得散亂。
注意力會迷失、會破碎散亂,沒有延續性。一旦注意力散亂,這個人就會變得表面虛假,十分表面化。他沒法進入深層,那麽他怎能感受自己的靈?這種表面化絕對使你變成一個硬殼,內裡空空如也,完全是我們所謂的空洞,kokhlapan,完全是空洞的。若你打破這個人,你會發覺他沒有個性,不可靠,他不會說人家好話,他會把你拉下。你的注意力就是這樣,你變成極之低層次的人類。你們會驚訝,我來這兒之前到過四條村莊,那裡比孟買多五倍人。他們來,他們沒有汽車,沒有公車,他們走路來,坐牛車來。這樣的一大群人,全都獲得了自覺。感謝天,因為他們不懂英語。
我們從西方學會這些無聊荒謬的觀念想法。我們不用跟他們競爭;反而是他們要跟我們競爭。他們沒有什麽能給你們。你要堅持理想。但我們反而學會了所有壞事和不良的傳統;如收取嫁妝、折磨我們的婦女和做著那些不文明的事情。那些事情上,我們並不先進,我們仍是非常非常原始落後。以往從未出現過這種情況。以往沒有人會折磨妻子。我們從不知道印度有嫁妝制度。沒有人知道。我們完全不明白這個制度是從何而來;我發現它是來自英國。因為他們說對待孩子要公平;不應把錢只留給男孩。他們為此爭吵,應該把錢也給女孩。
你要明白,因為全部遺產都會留給男孩,土地留給男孩,你必須也要給一些錢女孩。這樣做是很合理明智,但我們卻走向極端。因此出問題,我們稱它為社會問題。我們出問題,我們稱它為家庭問題衍生的情緒問題。如果你想跟從他們,我會向你描述他們的家庭生活狀況,你就明白你必須禁止那些念頭走進腦袋。一個家庭是這樣的:一對夫婦所謂結了婚;不出一兩年就鬧離婚。他們的一生至少有八個丈夫和八個妻子。最後是老年時住進老人院;孩子亦住進孤兒院;父親住在老人院;母親也住在老人院。所有母親、父親、所有人都住在老人院。沒有愛。我覺得在英國(只是倫敦)沒有任何感情。
有兩個孩子被父母所殺。沒有慈悲,沒有daya(愛)。他們內裡沒有karuna(慈悲)。這樣的事情今天也發生在我們身上。我們的孩子也走上同一條路;我們的父母也走上同一條路。就如我媽媽時常說:「lakshya kuthe?」 — 你的注意力在哪裡?你的注意力在哪裡?你會說,不,我的注意力不在任何地方。不在任何地方是什麼意思?注意力應該放在神上。你的注意力在哪裡?應該放在神上。Devaa kade lakshya thevaa. 保持你的注意力在神哪裡。你的注意力在哪裡?即使他們在教音樂時也常說:「先想著神。」無論做任何事,想著神。當你想著神,你不會想其他無聊荒謬的事情,只會想明智合理的事情。
我們的注意力就是這樣分散了,因為當注意力溜走,它打擊現代社會,因為挑戰,因為爭鬥令注意力化成碎片。沒有…只剩下碎片。你的注意力並不集中。你不知自己身處何方,要往哪裡去,你什麽也看不見;你亦不理解。你問他們一個問題,他們不懂。他們忘記了。你爸爸叫什麼名?「不,我不知道爸爸的名字。」這就是他們面對的境況。你不知道他們住在什麼鬼地方。如果你想帶自己和孩子去那地獄,跟隨他們吧。但並不代表你要找這些bhajjis和給他們錢,或去找可怕的導師。並非那個意思;從來都不是那個意思。
你要避免那些荒謬的事情,因為你的父母去這些導師那兒是愚蠢的。這些事只是幾百年前開始。我們從來都不認識這種人。之前,我們不認識這些bhondoos。幾百年前,除那納克外,人們不談其他人;那納克說要避免bhondoos。“Sadguru che lakshan he” 這些東西Ramdaasa都有寫下。誰人會讀Ramdaas?因為他是婆羅門,非婆羅門不會讀。誰人讀Tukharaama?因為他不是婆羅門,婆羅門不會讀它。如果他們的種姓度是那麼重要,閱讀某些書之後,種姓制度就變得不重要,倒不如不要讀吧。種姓制度現在是牢牢種在我們的腦袋裡。那麼牢固;從未試過如此牢固。很奇怪,早期並沒有種姓制度。有根據你的業報(karmas),你的行為而不是根據你的出生而衍生的種姓制度。否則,Valmiki怎能成為brahma rishi(梵天忍士)?捕漁婦的私生子廣博仙人(Vyasa)又怎能成為最偉大的偉人呢?所有這些錯誤的想法都要消除。為此,我們要開展新的制度;新的制度是要透過有聯合(瑜伽)的人來建立。
克里希納曾清楚的說:“yogakshema vahamyaham” — 一旦你得到瑜伽,便會得到kshema(福祉)。祂經常談及瑜伽士,為此,祂用「瑜伽士」(yogis)這個字。瑜伽士要來,你們曾經讀過Pasaydaan,也剛聽過,在森林裡的這些偉人是kalpatarus,他們是你的欲望的賜予者,會走在路上。他們是瑜伽士,這些在說話的蜜液的海洋會談及神。這些是瑜伽士;其他都是平凡無用、會消散掉的人。只有瑜伽士會在神的國度受到尊重。我們要把神的國度帶來地球。首先帶到印度,然後是每一處地方。這事情快要來臨。
現在人們會說馬克斯主義,這主義,那主義。Tukaraama(印度詩人)曾說 “ava ghaachi samsaara sukha cha kari”,他這樣說過。同樣 — 馬克斯亦說過同樣的話。他說全世界應是十分…十分快樂的地方,十分快樂的地方應該沒有國界。至於如何能做到?就沒有人問他。他談及進化。怎樣進化?進化是如何發生?問他。問問那些共產主義者。他們並沒有變得更好,他們有嗎?誰變得更好?誰人透過那些主義轉化了?一個也沒有。有些人是這個男士的門徒;有些人是那個男士的門徒。有些人追隨這種政治理念;另一些人追隨那種理論。全都只是理論。
馬拉地語有這種說法︰“bhola cha tsa baata bhola chi tsa kari”。無論你有什麼理論,你都要記著。你會因此轉化嗎?有些事情必須在你內裡發生。如果你想達到馬克斯和Tukaraama說過的狀態,parivarthan的狀態;這個改變,這個轉化必須發生,只有透過喚醒靈量才能做到。有些人閱讀有關靈量的書籍;他們來問我:「母親,您談及的靈量,有人說靈量會使人瘋癲,諸如此類。」他們甚至說不應該閱讀格涅殊哇文集(Gynaneshwari)的第六章,因為第六章談及靈量。很自然的 — 因為他們對靈量一無所知,所以最好不要碰它。靈量是純粹的欲望(shuddha iccha),是真正的欲望;是你生而為人的目的。之後你便別無所求了。
它不像經濟學:今天你想要這個;明天想要那個,你的欲求永遠都得不到滿足。它完全…你想要的是完全滿足的泉源。移動是向上的;靈量不會向下走向地心吸力,走向物質,它往上走;它向上走,穿越腦囟骨區,你就得到自覺。你應該向任何導師都作出這個欲求,其他的欲求都是沒用的。你怎能用錢購買它呢?你可以給靈量錢嗎?那是生命進化的活生生歷程,必然要發生。你要藉此達到生命的縮影。你要怎樣做才能達到?要倒立嗎?
任何生命過程都像種子發芽。你該怎麼做?你把種子放在大地之母,她有能力讓種子發芽生長。同樣,必須發生的是它發芽,自然的發芽生長。霎哈嘉(sahaj)。霎哈(saha) — 一起 — 嘉(ja) — 出生。這是與生倶來的。得到瑜伽是你的出生的基本權利,得到它吧。對印度人來說,他們有很特別的福份很快得到它。就像他們沒費氣力,沒有太多奮鬥掙扎就取得獨立。其他人都比我們奮鬥掙扎得要多才能取得自覺。一旦你得到,也很快失去。
明白靈量的人明白萬事萬物的精粹。他們明白所有宗教都源自同一精粹,都是同一棵樹的花朵。我們卻愚昧地爭吵鬥爭。基督說,那些不反對我的人就是與我同路。那些是什麼人?基督徒不想找出來。他們追隨基督。印度教徒不想了解它。沒有藝術可言。在奧朗加巴德(Aurangabad印度城市)有問題出現,而人們攻擊。他們不應攻擊。我們要了解發生了什麼,我們那裡出錯。我們要看到自己的錯處。在masjid(清真寺),不管如何,那是神的地方。是神的地方;如果有人在清真寺靜坐,你不應發出聲音。如果你作出侮辱的行為,就是侮辱Vittala,在Vittala mandir,有另一種搖燈禮。搖燈禮進行時,如果有人跳的士高舞,你喜歡嗎?同樣,如果那是ibaadat(崇拜)的地方,是人們dhyana(入靜)禱告的地方,此刻我們很安靜,四周卻很嘈雜,但一切都很安靜,因此我們在享受。如果那是他們靜坐的方法,我們是否要打擾他們?告訴他們有人在找麻煩?我們能否尊重點嗎?為著顯示我們的不凡,khorpana,我們要這樣做嗎?在這個時刻,要用besura 和 betaala 樂隊是否那麽重要呢?我們為何不看看自己,不管是任何地方的任何神,我們都要尊重,這是我們犯的過錯。
我們以宗教的名義侮辱神。當他們說:「Allah-O-Akbar (神啊!您真偉大)」他們是指宇宙大我(Virat),即克里希納(Shri Krishna)。當你來霎哈嘉瑜伽,你會知道祂們是互有關連。穆罕默德只是maha medha,祂亦是達陀陀哩耶(Dattatreya)。這是medha,祂在那兒安頓下來。我知道人們給祂服下毒藥,折磨祂。同樣 — 當我們這樣做時,卻說穆罕默德是錯的。錯的不是祂,那麽誰錯了?是穆斯林。誰錯了?是印度教徒。誰錯了?是基督徒。他們全都違背所有先知,所有偉大的降世神祇,亦為祂們招來惡名。
讓我們開始了解;讓我們開始尊重;讓我們成為偉大、尊貴的人。讓我們成為有愛心、慈悲和明白事理的人。讓我們成為這樣的人,就現在開始吧,像那樣開展一個核心。若你能做到,我們就能把下墜的人拉上來。這個制度在印度已經建立;整個制度已在印度建立好,就是我們要昇進。很久之前已很美麗的建構好,只是在現代生活的洪流中迷失了。因此,我們應欣賞傳統美麗的事物,所有傳統的玩意都是美麗的,所有傳統都受人尊重。如果你失去尊重的心,你就是百分之百失去人性。如果你不知道怎樣去尊重,你就算不上是印度人。你不是印度人。不要稱呼自己為印度人。你要學習怎樣尊重,尊重令你變得了不起,使你謙卑 — 像Tukharaama說:「anurenu uni thodkaa, […]

威廉‧布萊克展覽中的講話 Hammersmith Town Hall, London (England)

威廉‧布萊克展覽中的講話

1985年11月28日 英國

我們今天很榮幸,能對這個偉大的詩人、畫家和先知威廉‧布萊克(William
Blake)致敬。我初來英國時,有人告訴我,英國是學術文化薈萃之地,有很多博物館,可以看很多展覽。有一天,我對那些霎哈嘉瑜伽修習者說,我想到某展覽館看威廉‧布萊克的畫。他們都覺得很驚奇,因為我很少去看展覽,特別少去圖書館及看書。我去到的時候,我看見這位偉大詩人的畫,他以真誠關切之心,以他對上天深切的了解,去告知英國的人民,上天的力量如何偉大。但我在看時,卻發現有些愚蠢的人,拿著放大鏡,看畫中人物的私處,他們還拍照,他們對上天毫無了解。於是我想到布萊克在世時,與這些人在一起,一定是受了許多苦楚。他一定曾經在荒野裡哭泣。那時的人根本不可能接受他,那些低俗的心靈根本沒可能了解超越和偉大的心靈。我的心痛起來。主啊!為甚麼要他降生在這樣的一個地方,叫他受苦,叫他說一些人們根本不可能接受的話。

但我知道他是誰,他要做甚麼,為甚麼他要生在那裡。我們對他所知不多,因為關於他的書,讀了也沒有甚麼用,也不會知道他是誰。他是個降世神祇,是左脈神祇巴爾伐亞(Bhairava),或稱左天使長聖米迦勒(St.
Michael)的降世。他也是英國的守護天使。他因此而降世,他要在世上毫無畏懼地宣示上天的知識。他必須要用象徵性的語言,如果你是個已得到自覺的靈,便不難明白他。於是你便能隨著他哭,隨著他笑,隨著他觀看這一齣世界的戲劇。

當我讀他的詩時,我很驚奇他的幽默感,我想他就像印度的詩人默根迪亞和迦比爾。他們都勇敢無懼的譏評社會,他們都是很公開,很直接,直率的說出來,但同時有很溫柔的一面。布萊克用他受啟發的眼睛看教會,發覺他們所行的,剛剛與基督的教導相反。我也是這樣覺得,我生長在基督教家庭,我對基督徒的行為感到震驚,不禁要問:這些是基督徒嗎?問題很簡單,有些人的溫柔只是種客套。好像很多人愛說:「我恐怕…」「我猜…」。布萊克說,耶穌基督不是那種好好先生。我也常常說:我不是在作競選,不是在討好你們,我要令你們找到自己,享受自己,找到自己的寶貴財富。

因此布萊克描繪的耶穌基督,不會到處討好別人。這都是表面的。但耶穌對那些低下的人很溫柔,他使那些漁夫,那些沒有受過教育的人,變成聖徒。這些人原來是社會中最低下的。耶穌基督並沒有去找那些高高在上的統治者。你們看那些執掌宗教的人,只有興趣找那些王侯將相,向他們鞠躬禮拜。來自上天的人,怎會對人間這種政治有興趣?

我們都不明白這點,我們將一切都理性化,幸好布萊克出來批評這種理性。現在有許多知識分子,把耶穌基督貶低為凡人,因為布萊克本身是屬於上天的,所以能明白耶穌。布萊克常常受人逼害,有時會陷入情緒低落之中。而且他有金錢的問題,及來自兄弟姊妹的問題,人人都令他難受。

這樣一個優美的靈魂來到世上,給世人宣示耶路撒冷的來臨。耶路撒冷是甚麼意思?在西方,耶穌基督被抑貶為普通的凡人。今人對耶穌基督的描繪,令我感到震驚。他們從那裡獲得這個形象?他們到底有沒有眼睛?他們是瞎眼的嗎?你們的主教、大主教都這樣說。他們對神是無所畏懼的嗎?如果你們這樣評論耶穌,你們的國家會變成怎樣?現在有些繪畫和電影,把耶穌描繪成毫無道德的人,把祂的母親描繪為沒穿衣服的,那是不敬的。就算布萊克把人畫成是赤裸的,但神不會是赤裸的,那是一種尊重。現在那些所謂知識份子的所作所為,只會帶來上天的震怒。

布萊克是個印刷人,為甚麼他要做個印刷人呢?他曾描繪那些書如何在地獄中生產,如何在每一個輪穴中製造出一個魔怪,然後被放在圖書館中。因此我也不喜歡看書。為甚麼他要做個印刷人呢?這是很重要的,我們需要知道。為甚麼他要這樣多的談論印刷呢?你們看今日的傳播媒介,這便是布萊克所說的魔怪之一。那些傳播媒介令你盲目相信,賺你們的錢,同時使你們和你們的子女變得更弱,有系統地令社會徹底破壞。布萊克希望抵抗這些傳媒,因此他才成為印刷人,從根源處去打擊他們。不論我們是否喜歡,傳媒正日漸壯大。今日的傳媒,令人無法明白,他們對我們的根,對我們的命運,對我們的超越理想,造成多大傷害。

有一次電視台邀請我作訪問,我很震驚,他們說英美人士不可能明白與錢無關的事情。我說你們先要得到自覺,否則我便不來接受訪問。這便是耶穌基督所作的,他大可以一天到晚呆在那些大人物處,或跪下求情,要求寬恕。寧願被釘在十字架上,那表示甚麼?那表示那些愚蠢的人,把一個偉大的人釘死了。

因此我說布萊克是個偉大的先知,他預言道:如果你們不返回正途,如果你們不求向上昇進,所有的都要發生。這是關於我們的,是要發生在我們身上的,發生在我們家庭之上的,發生在我們子女身上的,發生在我們社會之上的,發生在我們國家上的。且讓我們勇敢面對。上天的愛,對那些麻木的心靈來說,也是沒有效用的。

霎哈嘉瑜伽一早已來到世上,遠在我降世以前已來到了。今天霎哈嘉瑜伽在印度開始,我來英國不過十二年。布萊克花了十四年時間寫出耶路撒冷詩篇,如果到了十四年的時候,在這片他希望建立耶路撒冷之地,我們能做出一點工作,我便對你們感激不盡了。

但現況卻令人失望,上天的話他們聽不入耳,人們只喜歡自己愛聽的話。你要討好他們,利用他們的弱點,說他們做的壞事都是好事。耶穌的愛與慈悲可以成就奇蹟,這是無可懷疑的,因為耶穌基督是為我們而降生的,整個宇宙是為我們創造的。我們要去接受上天的祝福,我們都要成為永恆的靈,就是你們說的得到重生。但從歷史,從周圍環境而來的思想積習,深深地束縛著我們,使我們忘記我們要將眼睛望向天上。布萊克的一生是另一次的被釘上十字架,我常為此淚流不已。

     ……

他說耶穌基督不理會祂的父母,十二歲那年便離家出走。不是說現在十二歲的兒童都離家出走,並去吸毒,因此我們可以因此而尊崇基督。耶穌說:「這是我天父的事業,我為甚麼要擔心我的父母?」那不是說你們都不要孝順父母,而是你要追求更高的事物,走不同的方向。你走這個方向,要過平衡的生活,但我是要追求昇進的。這是他要給你們清楚展示的訊息。無論他說得多麼有愛心,多麼溫柔,多麼謙卑,你們是要昇進的,要成為永恆的靈。

我告訴你們許多次,英國是宇宙中一片很重要的地方,不知有多少個英國人知道,英國是宇宙的心輪。但現在我們在這心輪處得到些甚麼?如果耶穌今天來英國,會被拒入境,因為他不是英國人。但現在我們在這心輪處得到些甚麼?我們虐待我們的小孩子。你們都坐在宇宙的心臟處,這是宇宙的心臟,你們可給整個世界一些甚麼?永恆的靈就在心臟處,此所以布萊克說:「英國要成為耶路撒冷。」因為那是心臟的所在。這即是說永恆的靈要在宇宙的注意力之中,否則事情便不能成就。但這個靈,何時才會被喚醒呢?

這個靈要在人類之中被喚醒。而那些在心臟處的人類在哪裡呢?那些住在這裡的人怎樣呢?就算是從印度來的人都是無用的,而土生土長的人都疲弱不堪,以致心臟疲弱得無法推動血液。從前是過份活躍,令世界側目,風光過後,現在到了低落時期。我們要喚醒這個心臟,去使整個世界變成靈性的存有。我們知道自己的責任嗎?我們知道作為一個靈性的人,我們的責任何在嗎?你們現在要擔當這個角色,但我們卻沒有,只忙於那些無意義的事情,我已在這裡十二年,我希望多留兩年,共十四年,希望到那時,耶路撒冷會露出它的端倪,你們是唯一能成就這事情的人。沒有別的人能夠做到,神選擇你們生長在這片土地,就是要你們負起這個責任。

今天的人你很難跟他們說宗教。甚麼宗教?那是包含所有宗教的宗教。我們談的是內在的宗教,內在的輪穴使我們獲得平衡,但今天的人很難跟他們說宗教,他們寧願談飲酒,談酒吧。我們也不能在報章上談宗教,卻報導那些假導師,那些邪惡的人。但成千上萬的人跟隨他們,奉獻所有錢財,變成乞丐。他們不想來到真理。為甚麼?我常問自己,為甚麼會變成這樣。任何借口都沒用,有這樣一個人,曾告訴你們這麼多的事情。

比如關於聖靈,布萊克說:「聖靈是個真空嗎?」你試問一下人。我曾問過一位主教,聖靈是甚麼?他說:「我是個無神論者。」我跟著問:「你在做甚麼?」他說:「這是我的職業,就好像你有你的職業一樣。」聖靈是甚麼呢?布萊克說,聖靈就在你們之內,為甚麼我們不去找尋聖靈藏在哪裡?我們應該去找尋,聖經藏不下耶穌,整個宇宙也藏不下耶穌,為甚麼我們不去找尋?現在英國的人都是自以為是的,實質上疲弱不堪。我們沒有時間了,我們不要聽任何人的,要自己出去找尋。甚麼是聖靈?其實是很簡單的,聖靈便是靈量(Kundalini)。你們試分析一下,他們說有三位一體:天父、聖子與聖靈。聖靈便是母親。你們聽說過,有父親、兒子,卻沒有母親的嗎?聖靈是太初之母。很自然會得到那個結論,但人們卻不能提及聖母。

因此布萊克談及人(Albion)的女兒,因為他知道婦女受到歧視。梵文有句話說:哪裡婦女受尊崇,便是神靈的所在。這種尊崇不是叫她們穿裸露的衣服,崇尚她們的裸體。現在女性受壓逼,以至他們不想將神視為女性,所以他們說聖靈是隻白鴿。為甚麼我們要崇拜那白鴿?沒有人解釋,那是一個謎。現今世界有許多這樣的謎。銀行制度是個謎,錢往哪裡去了是個謎,瑞士銀行與黑手黨的關係是個謎。一切都被隱瞞起來,說這只是海外銀行。而我們不斷繼續這種虛偽的行為,不加深究。這些都是不能原諒的。對於那些狡滑奸險的人,我們怎樣寬恕?對於撒旦,我們怎樣寬恕?我們談寬恕的時候,要有所分辨。

教會老是說你們是罪人。人有思想才會犯罪,老虎吃其他動物,牠不知道甚麼是犯罪。他們老是說你是罪人,犯了這個罪,那個罪。人是上帝的聖殿。神用愛創造了他們,神創造這些蓮花般的人類是為了甚麼?把他們從摩耶幻相之中帶出來,是為了甚麼?是為了給人這樣罵的嗎?神創造這些蓮花,是為了奉獻給諸神的。用他們的香氣,去照亮整個世界。他們是神的子女。但現在的人,把人視為剝削的對象,壓逼的對象。因此布萊克說有兩類人,一類要去剝削其他人,低貶其他人。他還說現代的宗教是天堂和地獄的妥協。而那些純真的人卻要受苦,那些好人要受苦。那是現在的現實。

現在且讓我們聯合起來,獲得自覺,並成為永恆的靈。這是很容易的,因為聖靈,即靈量,就在你們之內。靈量潛藏在三角骨處,你們要把這個靈量喚醒。有些人或許會問:布萊克為甚麼沒有談到靈量?因為無論他說甚麼,有誰願意去聽呢?誰願意去了解他呢?就算今日,我也找不到誰能了解他。他所宣示的,有誰願意理會?如果他要說甚麼事情,人們便覺得他古古怪怪,他說:「我一點都不介意。對於那些白痴,我說的話當然顯得神怪。」他不知多少次用「白痴」、「蠢材」這類字眼。

在我眼中,每一個人都是神的子女,但我知道布萊克為甚麼這樣憤怒。我很了解他。他要在霎哈嘉瑜伽來臨以前,對世人作當頭棒喝。但當時人對他的評論是﹕他不能被接受,他是發瘋的。今天我要被世人接受,我能為你們做到一切,照顧你們,給你們煮食,所有一個母親能為孩子做的,我都給你們做到。但如果事情不能成就,母親有時也要責罵孩子。母親有時要將事情說得很明白,那是為了孩子的好處。但我們不能勉強別人得到自覺,問題便出在這裡。好像俄國的霎哈嘉瑜伽修習者對我說:「母親,來我們這裡,給我們國家的領導人得到自覺。」我不能夠這樣做,他們要成為自由的人。

但當人有自由時,便不去珍惜。以至沒有人是自由的,上街時我要除去那些首飾,要麼不帶銀包,要麼把它藏好,否則會被人打劫,沒有一樣東西是安全的。因此這種自由只是帶來暴力,帶來屠殺。我們不能善待我們的子女,不能善待其他人。這些都是所謂自由所帶來的,這其實不是真的自由。我們要拋棄內在那個殘酷的自我,否則無論到哪裡去,走到右邊或左邊,始終是個問題。自由是要有智慧和尊重來配合的,如果不能做到尊重他人的自由,便不能真正享受自己的自由。因此要尊重人類的自由,要尊重這個自由,才能得到自覺,才能進入更高的自由。即布萊克所描繪過的自由。

這個國家有許多求道者,但有許多都迷失了。有些吸毒的人,來到霎哈嘉瑜伽以後,一夜之間放棄了吸毒的習慣。為甚麼能夠做到呢?因為神在你們之內早已創造了一個系統,當靈性之光照亮你們後,你們便變得很有力量。在此之前,如果叫你不要這樣做,不要那樣做,你是不能做到的,因為你沒有永恆的靈給你的力量。在耶穌以前來到世上的大部分神祇,都不明白,如果不給人得到自覺,他們便沒有永恆的靈給予的力量。耶穌明白這一點,所以祂說他們要得到重生,而且祂說你們要寬恕。耶穌知道要使他們得到平安,提昇他們的靈量,讓他們得到自覺,然後那人才變得有力量,並勝過試探。你們可以試探耶穌嗎?當然不可以。同樣,你們可以勝過試探,在自己的力量及光榮中昇進。

霎哈嘉瑜伽在十二年前,我來到倫敦的時候同時來到。我不是來移民,我來是由於偶然的機會,或者說是上天的安排。我丈夫在三十四個國家之中被選在此出任工作,而且四次一致通過他連任下去,因此我們才會來到這個國家,否則我不會來英國教授霎哈嘉瑜伽。由於布萊克,我們要努力傳揚,把英國變成耶路撒冷,無論遭遇多麼的挫敗和失望,也是不要緊的。我們要完成這個使命,布萊克有這個信心,英國有一天會變成耶路撒冷。

但首先今天在座的每一個人都先要獲得自覺,而且在你們的自覺面前謙卑下來,不要狂妄自大。布萊克說:「耶穌不會在人類面前謙卑下來,但在神面前,卻會謙卑下來。」同樣,你們要在你們的靈、你們的自覺面前謙卑下來,並且要達到那最高的境界。令人驚奇的是,在印度,我們一早已具備這個知識,但他們只是把印度人視為奴隸,沒有興趣知道這根源的知識。至於那些知識分子,他們只顧甚麼牛津劍橋的傳統。對於這些人,根本無法說明那根源的知識。這個知識不僅是為了印度,不僅是為了某個國家,而是為了整個世界。就像你們的科學知識,也是為了全世界,傳到東方來,人們都接受。同樣,接受這從東方而來的,有益於你們的知識,對你們有甚麼損害?是否只是由於這知識從東方來,你們便覺得不安嗎?耶穌基督是從哪裡來的?是從美國來的嗎?

在西方人中,無可否認,英國人是最成熟的,但我們卻跟隨那些美國人、法國人。我們知道自己是甚麼嗎?我們是智慧。我們是代表宇宙心臟的人,從布萊克的時代到今天,我希望你們已經成熟起來,知道要有一個突破。

還記得他們最初印製宣傳單張時,把我的臉孔印得很黑。我說:「那是不成的,沒有人會來參加靜坐。」人們會說:「看,有個從非洲來的人,要教我們耶路撒冷。」因此我們要重印那些單張,使我看起來不是那樣黑。皮膚的顏色有甚麼重要?真正的顏色來自你們的心,那種美麗來自你們的心。真理的美麗處在能起作用。且讓我們把它實現出來,那是很簡單的,但不要走向知識分子的道路,用有限的大腦來了解,我們要走向那無限,那便是你們的靈。那會讓我們得到集體意識,得到知識。知識的意思不是指你們大腦所學到的,而是你們通過中樞神經系統所感應到的,你們可以在指掌上感應到你們的能量中心。

我已說過很多遍,到了復活之日,連你們的手都會說話。你們看這些回教徒,很少談復活之日。但古蘭經所講的,大都有關復活之日。他們老是談末世,使人害怕,便奉獻錢財。他們說捐了錢的人,末日來時,便會得救。每一個宗教都是如此,用來賺錢,干預政治。我真不明白為何鑽石會掉進這些污泥之中,香氣變成骯髒,這是我不可能明白的。人的力量有時還超越神,他們能夠將真理變成愚蠢和無意義的事情。而且他們能夠與之共存。你去問他們,他們會說:「有甚麼不對?」這是對整個創造多麼大的浪費。人是在何等的冀望下被創造出來的。我們要做些甚麼,才能讓他們明白自己是誰?明白上天對他們的期望。有時,我也在荒野裡哭泣,我也深切感受到詩人的痛苦。他們來到世上,不斷的受苦,不斷的受苦。

今天我希望你們明白,藉著誠懇,你們才能明白自己。沒有任何書籍,沒有任何社會教化,可以說服你們,只有那誠懇的心,那對永恆的靈的渴求。這都是內在於你們的。而那種誠懇,我稱之為純潔的欲望。如果你們有這種純潔的欲望,即你們靈量的力量,你們便可即時獲得自覺。你們只要有純潔的欲望,便能做到,毋須別的。

當靈量昇起來以後,你們便要照顧你們的自覺,這樣才能不斷生長。我沒有給你們詳細說明霎哈嘉瑜伽,那是太多了。布萊克和其他許多詩人都希望成就這個工作。但現在有些新派詩人,他們討好傳媒,為了賺錢,愚弄我們。他們只會用花言巧語,引導人們落入地獄。要小心他們,你們要將子子孫孫從他們手中救出來。要拯救整個社會,要拯救整個英國,因為如果心臟死去,整個宇宙也會死亡。

願神祝福你們。

The Sahaja Yogis didn’t want Me to allow you to ask Me questions, but I think better ask Me some questions.Q…..about the chakras….

Shri Mataji: Yes sir. That’s what I said, that I didn’t talk about them because it would be too long a lecture but we have got a book on this, […]

Public Program Day 1, The Truth Has Two Sides Geneva (Switzerland)

Public Program. Geneva (Switzerland), 11 June 1985.
我向所有真理的追求者致敬 真理是有兩面 我們看到的幻象可能看似真理 幻象的本質亦可能看似真理 另一面是絕對 必須透過 中樞神經系統來感受 來體驗 它既不是我們以為的 思維的投射亦不是感情的想像 實相就是如其所如,它是不能改變 不能妥協 我們要謙卑下來去了解真理 我們謙卑地藉着科學發現了 很多我們從來不懂的事物 任何從外表了解的東西,像樹木是必定有根 單從樹木的外表 你是看不到它的根 因此,當有人談到根 我們便感到震驚 因為我們從來沒有根的知識 我們的制約讓我們只看到樹 卻不能令腦袋明白 樹必定有根 我們可以說 人類在科學上進步了不少 進步至成為先進的國家 他們卻不知道,如果他們不追尋根 便會完全的滅亡 現在,我在你們面前 你們不應感到我在冒犯你們 我來是告訴你們關於根 這個你們內在偉大的財產 我們知道圍繞在我們四周科學範疇的能量:像電力 地心吸力。我們要以科學家 謙虛和開放的心 去了解 我們內裡 精微的能量 我們要了解西方 面對什麼問題 有在美國的人問我:「西方出了什麼問題?」 因此,我們必須看看什麼發生在我們的進化 當我們藉著工業發展演進 我們發展了某些性情,某些價值觀 工業化雖然是好 但我們卻沒有能力去分辨該在那裡停下來 這就是為何當我們走到很工業化的國家 以為自己在吃著化學品而不是食物 我們必須保持平衡 但該怎樣保持平衡? 就是要了解根 我感到西方人的第一個問題是 他們是思維的存在體 思維的容量已經發展到失去平衡 就像工廠裡,每一刻都要 製造新產品 每一刻想要出售貨品 要有新時裝 否則機器就要挨餓停產 我們的腦袋同樣開始生產新事物 這就是為何這些東西都是人造的 我們用思維來投射 每一刻都想着新事物 無論什麽是新的,我們都欣賞賞識 我們是要接受新事物 但不是接受完全喪失 傳統價值的事物 我之前說過: 佛洛伊德(Freud)有什麼特別 為什麼你們接受他而不是榮格(Jung)? 原因是他給我們非常新的想法 但新不一定是好 例如塑膠曾經是新的 你們都知道發展了塑膠有什麽後果 如果對物質而言,這是真確的,那麽靈性又如何? 當我們追尋真理 我們不斷嘗試新方法 我想是基於這種需求 邪魔才能以 假導師的形相出現 在七十至一百年前的印度, 突然間一股關於 根源知識的新思想,新浪潮興起 他們說的沒有記載在吠陀經(Vedas)或 往世書 (Puranas)裡,也沒有記載在任何東方知識的典籍裡 亦沒有記載在任何基督之後的 著作如聖經,或穆罕默德之後的可蘭經 或所羅亞斯德(Zoroaster)的著作裡 它跟古代 關於根的發現毫不相干 我們對宗教也有著同樣的問題 舉基督教為例 基督來到世上—你遲一點會知道— […]

維也納公開講座(部分節錄) Vienna (Austria)

維也納公開講座
奧地利維也納 1984年9月5日
(部分節錄)
Shri Mataji: I bow to all the seekers of truth.
It is so enamouring to see so many seekers in Vienna who have come to receive their Realization.
Sahaja Yoga is not a new thing. In the tradition of spirituality it is mentioned about 14.000 years back by Markandeya. That ultimately it is the force within you of the Holy Ghost, which is called as Kundalini residing in the triangular bone has to give the Realization. […]

英國巴斯 公開講座 (England)

英國巴斯 公開講座
1984年8月7日
我向所有真理的追尋者致敬。來到巴斯古城是件樂事。
曾經住在這裡的羅馬人,今日已有很大的改變,再也不能找到曾經住在這裡的羅馬人了。現代的生活已經有非常、非常大的改變,對生活的觀念也有很大的改變。隨著社會演進,我們到了要想「什麽是下一步?」的時候。羅馬人要的是權力 — 我們現在已經享有;接著他們想要金錢和財產 — 我們也同樣享有,同時亦了解到錢財的無聊荒謬之處;除此之外,現在我們要追尋某些更高的,某些未知的事物。不過,我們有種感覺,要尋找的是一些更偉大、層次更高、絕對的事物。
今天,這種特別的人種有上千個,我該說有上百萬個,遍佈全世界。我稱這是百花怒放的時代,成千上萬要結成果子的時刻。這是個特別的時代,非常、非常特別的時代,所有經典都把這個時代稱為救贖的時代,或是審判的時代,或是印度經典所謂的Krita Yuga(過度期)。印度經典中很清楚的寫下Krita Yuga,就是這個時代人們會與上天連上 — sakshat(真真正正)。他們會得到自覺,即所謂的「真我」“atma sakshatkar”,每事每物都會成就、結束和完成。他們就是這樣解釋現代。
另一方面,現代也是一片混亂,完全相對的時代,人們真的不知道要怎樣對待自己。一開始價值觀是非常原始的,之後卻變得有點僵硬死板,這是因為對生活,對思維設下了太多限制。他們開始打破規範,打破得太多,甚至喪失了一切形式規範。我們擁有的色彩互相大量交織,因此難於認清誰是人類,他是誰,他該何去何從。
今天我們要面對的問題是:我們出生在這個地球上,是否只為吃飯,買保險,生孩子,生孫子,然後死去?就像動物的生命一樣,是這樣嗎?成為人類又有什麼了不起?有一事我們要了解,就是人類有能力做點事,為集體,為周遭的人,為他們生活的社會做一些了不起的事。單憑這一點,就能使我們內在醒覺昇進;我們要找出各種途徑方法,為集體,為全世界做事。這是非常非常顯而易見。我們意識到不能單獨生存,必須要與整體連上,我們要找出這種聯繫,才能真正傳揚善行、高尚品德、和平的祝福。
現在的重點是當我們開始做這種工作,這種社會工作,這種對集體有益的工作,就會發展出自我。這是很普遍的。就像我是印度某個組織的主席,《盲人協會》的主席。他們想邀請市長來 — 要明白,這些人很顯赫,位處高階層的家庭 — 他們激烈的爭論:誰該坐在州長身旁?我很詫異,說:「你要面對盲人,盲人看不到誰是州長,誰是另一個人。有什麼需要為誰該坐在州長身旁而爭論?」
很令人驚奇的是,爭論變得很激烈,找不到任何解決辦法;我就說了些幽默的話:「好吧,我們這樣做吧,在州長的頭頂放一塊大木板,像麻雀一樣,一些人坐在木板的一邊,一些人坐在另一邊。」我只能採取這種幽默態度,才能化解中和他們的想法;因為即使他們受過高深教育,享有高尚的社會地位,生活過得很好,他們想幫助他人,因為他們以為一定要幫助可憐的人,幫助需要金錢、需要指導的人,所以他們才出來,撥出時間、金錢、等等。為了為社會做點事,他們卻變得這麼愚笨。
實際上,當我們嘗試幫助他人時,其實是在幫助自己。 因為我們不忍不救助他人,那就是為什麼我們想幫助他人。可是,麻煩在於這樣做並不是出於這種意識,這就是為何一旦他們走近另一個階層,人們一是受自我煎熬,一是受條件制約煎熬。
就像一些社會,舉個例子。譬如,我現在身處英國人的社會。當我來這裡的時候,馬上就要調整自己,來適應這個社會。比如說,我額上點上紅點。每個人都會譏笑你,拿你來開玩笑。你會覺得奇怪,怎麼回事?你就會把紅點擦掉,因為你以為有些滑稽可笑的事情在發生。如果你去印度的村莊,塗上口紅,人們會說這女士怎麼了,她為什麼要塗口紅,不應該塗口紅。每個人都譏笑她,認為她在做著滑稽可笑的事情,她就會嘗試按照他們的要求來調整自己;我們的條件制約就是這樣形成。
所以二擇其一,當你面對社會時,一是發展出自我,一是發展出超我或條件制約。問題出在那裡,為什麼我們會發展出自我或超我?我們不該有自我和超我。我們應該站得直直,堅持本來的模樣,以旁觀者的身份來見證靜觀全世界。問題是,當你面對社會時,你一定要知道你是整體的一部分;你看到的每一個人,不管他是英國人、印度人、或阿拉伯人,都是那位被稱為「全能的神」的偉大存在體的一部分。當尚未喚醒各部份時,他們以為彼此分離,就互相爭鬥打架,或是對彼此設下條件制約,或是挑戰自我,諸如此類,這樣的情況一直持續。一旦他們意識到集體,知道他們都是整體的一部分,他們就會合而為一,開始以和諧一致的姿態向前邁進。
就如做氦氣實驗時,他們發現,當你開始降低氦氣的溫度,所有和熱力對抗的分子都會冷下來,變得集體合群,它們都是向著同一個方向移動,就像鳥兒,隨著領袖移動 — 同樣運作就這樣開始,也必定要在我們內在發生。當我們說,世界需要有和平,大家要擁有最好的東西,人們要和平、快樂地生活,因此,這件事情必定要在我們內裡發生。我們要知道,人類需要轉化。除非他們能轉化到集體意識,不然他們是不能為社會、為其他人調整自己。
當你遇見朋友時,你會說「他是我的朋友」或「他是我的兄弟」或「她是我的姐妹」 — 這個「我的」把戲開始上演。你以為這是一種很親密的關係,可是突然間,你發現「不,他是我的敵人。」連自己都敢不相信,你們變成敵人,大家曾經是朋友,你會揭露他,而你揭露他的程度,連自己也會驚愕。這種事情在我們身上發生,全因我們不知道,這個朋友也是整體的一部分;我們應該喚醒他內在的意識,使他能夠了解大家都是整體的一部分。
在我們內在,藏有一個可以使我們具有集體意識的力量。這個力量安置在被稱為薦骨的三角骨內,我們知道她就是靈量(kundalini),聖經形容它為聖靈(holy ghost)。這位在聖經內被稱為聖靈的傢伙,對很多人來說是含糊不清的,因為聖經並沒有清楚的描述什麼是聖靈。
我詢問一個教士:「聖靈是什麼?」
他回答:「我是不可知論者。」
我就問他:「那麼你在這裡幹什麼?若你是不可知論者,不相信它,你在這裡幹什麼?」
他說:「這是我的職業。」原來是這樣,整件事對他們來說,當他們沒法解釋的時候 ,就只不過是一份差事。不過,可以很清楚地解釋,這就是原初母親的力量。我們有父親,有兒子,那母親呢?你有否聽過有父親,有兒子,卻沒有母親?這就是原初母親,她就是聖靈;她就是反映在我們體內的三角骨的靈量。這塊三角骨非常重要,希臘人稱之為「聖骨」,意即「神聖的」。他們已經知道,有某種神聖的東西藏在那裡,那是個力量,或許他們已經知道它就是聖靈。不管如何,他們是知道的,因為他們把它稱為聖骨。
我們體內有七個能量中心,就如我昨天在布里斯托向你講解過。我們內在有七個精微能量中心。這些能量中心存在於我們體內。不過你可以問我:「母親,為什麼我們要相信你?」對,你不應相信我,不應相信我,而是要把它當成科學的假設。若我能證明給你看,你就會知道我說的都是實話。
這些能量中心存在於我們體內,它們在外在的粗糙層面彰顯為不同的神經叢,這是醫生所知道的。這些能量中心位於十分精微的位置 — 例如第一個能量中心,就如我告訴過你,是純真的能量中心。第二個是我們創造力的能量中心。第三個是我們探索追求的能量中心。我們追求食物,再追求住所,接著追求金錢、財產、權力、愛:所有這些都是通過這個能量中心而來,它在外彰顯為太陽神經叢。
在它們之上是這個能量中心…我們稱它為母親的能量中心,因為它保護你。這個能量中心有個特點,它在胸骨下,胸骨(這個能量中心)在你十二歲前是用來製造抗體。它們就像母親的士兵,這些士兵就在胸骨裡,胸骨控制四周的士兵。若你受到攻擊,或你感到恐懼,胸骨就會突然開始脈動。當她開始脈動或移動,抗體便會取得訊息 — 就像你從以太中取得信息;你看不到以太,但你可以取得訊息 — 同樣,它們像收音機接收訊息,就會開始攻擊,攻擊任何嘗試干擾你的東西。
在它之上是我們稱為喉輪的能量中心,在這裡,人類把頭抬起來。這個能量中心讓我們成為人類,自我和超我也是從這個能量中心升起,這是集體的能量中心。因為我們通過它說話,通過它談話,通過它與人交往。為了讓這個能量中心作出反應,自我和超我因此在我們內在建立起來。當它們被建立起來後,我們就形成某種人格 — 我是某人,他是某人,你是某人 — 從這一點開始,我們就成為具有「我」這個意識的人。像我會說︰「我喜歡這個,想要這個。」我也會說︰「我是印度人。」你會說︰「我是英國人。」所有這些錯誤的認同便會開始,因為你成為獨立的個體,想認同許多事物。我們就是這樣和那個力量分開。我們擁有自由,要靠自己從錯誤中學習,自己去判斷什麼是對,什麽是錯。
接著它之上就是基督的能量中心。我要說,這是基督的窗口。這個能量中心很重要,因為它控制自我和超我這兩個構造。所以才說基督為我們的罪孽而死。當你把這個能量中心的基督喚醒,祂就會吸走這兩個構造或這兩個像氣球的構造。祂吸走了,使我們的業報(karmas)— 有人說,我們做了壞業報,做了這個那個 — 這一切都吸走了,我們的罪孽,我們的條件制約都被吸走。我們進入神的國度,醫學名詞把這個區域叫作邊緣地區。
你要從這裡穿透出來;穿透它到目的地,你要穿透出來才是你要到達的目的地,是安置在腦囟,是你受洗的位置。洗禮,就如我昨天告訴過你,洗禮只是人工虛假的操作。真正的洗禮是當聖靈升起,你確實感到頭頂上有涼風。這是個奇蹟。的確是奇蹟!不相信奇蹟是不對的。你應當保持開放態度。即使你是知識分子,也一定要對此誠實,你不曾看過奇蹟並不表示沒有奇蹟,不表示奇蹟不會發生。要以科學家的觀點來看事物,要親眼看看是否如此。奇蹟是當靈量升起,穿透所有能量中心,穿透這裡的時候,奇蹟就會發生。
這些能量中心是怎樣建造出來的,我們要清楚的看看。我們體內有自主神經系統。「自主」(Auto)意思是「自己」。誰是這個自己?誰是這個自主?醫生不知道它,他們只是給它命名為「自主」。自主有兩個系統,一是交感神經,一是副交感神經。當發生緊急事情時,我們運用交感神經系統,就如我們跑得很快,交感神經就會發動,你的心跳就會很強。心跳也比平常快。這是由交感神經的活動所導致的。你通常能提高心跳速率,但心跳卻只能自動減慢。這是怎能做到的?就是由副交感神經所導致的,它位於中央。這三條經脈,就如你所看到的,是這些經脈 — 在左邊的是左交感經脈,這條精微經脈外在表現為左交感神經。在右邊的是右交感神經,在中央的是副交感神經系統,它是負責我們的進化過程。
我們現在已進化到人的階段。這還不是終點,因為若這是終點,我們應該知道一切。但我們並不知道一切。我們要跳進另一個意識,就如基督所描述過的 — 第二次出生;不是肉體上的,不是換件衣服,或做些外在的事情,而是我們內在要發生某些事情,把你變成某種東西,你成為某種東西。這是「成為」的問題。你不僅成為某個組織的成員,或說:「好吧,我屬於這一組」或「我穿這種衣服。我做這種事情。」不是那樣。而是實實在在的發生在你內在,令你成為有自覺的靈。
若你要成為某些東西,若它要發生在你內在,那就是我們所謂的真理。你要能在中樞神經系統裡感受到真理。就像你已成為人類,你能感受骯髒和污垢,能看見顏色,看見美麗圖案斑紋,看見一切,因為你是人類。對狗來說,是否骯髒或污垢都不要緊 — 牠都嗅不到。同樣,當你要成為某種更高的,就應當要在中樞神經系統裡感受到。不僅僅是思維的投射說:「噢!我相信這個,我相信那個,我不相信那個。」完全不是這樣。是要在中樞神經系統裡感受到;要在指尖感受到。要怎樣感受到是很自然自發的,因為這是個活生生的過程,一點都不困難,完全不受任何質疑指責,全都在你內在建立好,非常簡單。你就如一顆種子,一旦把你播放在大地之母裡,就自然能發芽生長。
這是種自然而然的發生,人類很難去相信,不費力氣 ,不用付錢就能做到。對人類來說,這是某種不可能的境況;你怎能不用付錢就能得到一些東西?可是我們在不用付錢下取得很多東西,若這是你進化的縮影,到目前為止,你都沒有為進化付出過什麽,那麼為什麼你要為它付錢呢?而且也不用耗費力氣。
「霎哈嘉瑜伽」是指與上天自然的聯合。「霎哈」(saja)是在你內在的,「伽」(ja)是出生,自然的,與生俱來的:每個人都有權利與上天連上。「上天」的另一個意思是神的力量是無所不在全能的,一切活生生的工作都是祂做的 — 譬如,把花朵轉化成果實,有不同季節 — 這些活生生的事物都是這個力量所成就完成。你要和上天合而為一。你要在指尖上感受到它。瑜伽意味著靈巧,也意味著對上天的力量有完全的知識,怎樣去處理,怎樣去成就,怎樣去運用它。
透過喚醒靈量的副產品是你得到健康。我說過很多次,癌症不能用任何方法治好,只能透過喚醒靈量。昨天,我給你解釋癌症是怎樣引發的,靈量又是怎樣清除它。你的大部分疾病都是因為能量中心出毛病,它們和整體的聯繫遭到破壞,又或是能量中心有所缺失。當靈量升起,她把它們滋養得很好,通過滋養這些能量中心,你的精神、肉體、情緒的能量中心都得到完全的滿足、滿意,因此它們變得健康。你就這樣取得健康,好精神,平衡好情緒的人生。
最後,一旦她超越這個界線,這個地方有全能的神存在。現在,我再說一次,你不需要相信我,因為在這些日子裡,人們連神也不相信。我說這個地方有全能的神,在你的頭頂上,祂以靈反映在你的心裡;一旦靈量觸碰到這個寶座,涼風就會在雙手流通。你先感覺到靈量的涼風昇起,之後恩典開始流通於你,恩典就是你感到雙手有涼風在流動。
就是這樣發生。一旦它發生了,你要一點點地建立好自己,你要了解它,它是什麼,怎樣繼續好好建立它。大多數人只需一天,但有些人需要一個月或長一些,然後你就成為導師。你的品格個性變得不一樣,變得很有力量,很慈悲;像基督很慈悲,很有力量。當人們向抹大拉的馬利亞扔石頭的時候 — 她是個妓女,基督反對這樣做。祂與妓女毫不相干,不過祂卻對抗所有人,並說:「誰人沒有犯過任何罪孽的,現在就向我扔石頭吧。」沒人敢扔,因為祂是很有力量,很慈悲。
就是這樣,你成為認同真理的人。你不害怕任何人,你總是說實話,很有力量的說。就像偉大的詩人威廉‧布萊克,他說過,在這個現代,具神聖的人 — 即追尋神的人,或相信神的人 — 都會成為先知,他們有能力把他人也變成先知。
這正正就是霎哈珈瑜伽所做的事情,你得到自覺,開始把自覺給他人。就像點亮的光,可以點亮另一支未亮的光,這支被點亮的光可以點亮很多其他的光。就是如此簡單。不用拿取或付出什麽,你不過是催化劑,你點亮這個光,這個人再點亮另一個光。所以沒有責任,不用付出或拿取,只是簡單地發生了,這是你能了解的。這位華倫醫生,他已經把自覺給了上千人。就連我到不了的馬德拉斯,我派他去,他就把自覺給了三百人。
就像在印度,有人給上萬人自覺。這是事實。這些你都能驗證。當你得到自覺後,你會驚奇於你能給人自覺,也能治療他們。你能把神的平安和祝福給予他們。到那時候,你變得有集體意識,成為整體的一部分。就像昨天很多人的喉輪有阻塞 — 因為某些原因,某些麻煩,有些人有脊椎炎,有些人有… 他們不能克服這些問題。他們只要說三次:「母親,我是整體的一部分。」就會開始感覺到涼風。就是如此簡單。他們開始感覺到涼風,因為他們這裡曾經有阻塞。這是很簡單的方法,即使小孩也會做,你也會做,我希望今天在這個地方,多麼美麗的巴斯,我們都會得到自覺。
願神祝福你們所有人。
若你有任何問題,應該問我。昨天有兩個人問了太多問題,浪費了我很多時間,他們卻走掉。他們是某些導師派來,或是只來問問題,他們認同某些假導師。這裡有很多坐在你背後的人,他們都曾跟隨過各種假導師,我們要治療他們,把他們變好。有些人患上癲癇症,有些人患上癌症,有些人患上這種那種的病,他們甚至要付錢,卻得到這些病痛和麻煩。有些人甚至淪落到瘋人院。所以我請求你,不要認同這些導師。即使你付了錢 — 算了吧,不要緊的。不要認同他們。要認同你的真我。這是你的資產,是你自己的,你應該知道它。這是我對你謙卑的要求。
願神祝福你們。非常感謝你們。
【瑜伽士:還有問題嗎?】
【聽眾的問題,瑜伽士重複:我從西藏的哼唱靜坐(humming meditation),叫做Nada Brahma的獲得一些益處。這種靜坐能相容於霎哈嘉瑜伽嗎?】
不能,完全不能。你要明白,這個Nada Brahma是,你一直(humming)哼唱、哼唱下去,會得到什麼益處呢,總有天你的腦袋會每時每刻都在嗡嗡响(humming)。我現在告訴你原因,是這樣的,假設我們要說一些話,像是說:”Aum”或“Hum”或是什麽,我們都不會成為這些東西。假設我說︰「我是這個地方的州長。」 — 我會變成州長嗎?如果我說︰「我是Aum。」 — 我會成為”Aum”嗎?只是說說,我們能否成為那個東西?若我們宣稱一些事物,我們能否成為那些事物?有些事情要在內在發生。除非這事情發生,不然它是毫無意義,全是外在的。什麼話你都能說。某人可以說,我獲得一些益處,因為我禱告,不是這樣的,你必須完全轉化。
這些全是非常危險的東西,非常、非常危險;因為現在在西藏,譬如,喇嘛是一團糟,我告訴你,他是很糟很糟的。我和丈夫到過中國,我很驚訝 — 你可能會把它當成宣傳,不管什麽 — 在拉薩,你會看到這個男士囤積了大筆財富,堪比教皇。他飲酒慣用金色高腳杯,杯子上刻有雕花,他有很多這種杯子。他的碟子用金打造,他的一切物品都是用真金打造。他從哪裡獲得這麼多錢財?想像看 — 是從窮苦的西藏人得來的。他們很窮,沒有衣服穿,沒有衣服蔽體。我不是說共產主義是好東西,我只是說,這些喇嘛真的在剝削窮人。整個拉薩展覽真是令我大開眼界。我的天!這些人搶劫窮人,窮人吃了多麼大的苦頭。若你現在到西藏看看,你會感到驚訝。西藏人不知道,他們也很困惑。他們不了解。他們把擁有的一切都交給這個喇嘛先生。他現在到處旅遊;沒有人知道他在幹什麼。他們能給你什麼益處?真的是個謎。
最大的益處是你成為導師。你知道一切。你知道靈量是什麼,知道怎樣給人自覺,知道一切要做的事情。這是主要的事情。一開始,你對一切都感覺良好,即使是飲酒。一段時間後,同樣,如果你哼唱某人的名字,你可能會被鬼附一段時間,你或許感到沒事。像T.M.(超覺靜坐)也有同樣的問題。T.M.的人唸口訣:有一段時間,他們感覺輕鬆自在,因為某個人進入你的思維,他奪取控制權,開始管理你的表演。當他開始管理你的表演,你感到輕鬆。重點卻不是輕鬆,重點是你不能成為導師。
重點是:當你和整體合一,你就會輕鬆自在,因為沒有耗用什麼。每時每刻你都很輕鬆。但看看那些喇嘛,他們的樣子,滿臉皺紋,你可以數一數他們的皺紋,可怕的人。你說不出他們有什麼了不起。他們有做過什麼好事?我沒見過有任何一個喇嘛為任何人做了任何好事。我曾有機會在一個晚宴上,坐在達賴喇嘛身旁,當我的丈夫和首相共事的時候,我的丈夫受到召喚,因為首相夫人不要坐,所以我才坐在達賴喇嘛身旁,我感到很熱。首相是拉爾‧巴哈杜爾‧夏斯特里(Lal Bahadur Shastri),我的事他全知道,他就說:「你是不是感到他很熱?」因為首相是個有自覺的靈。
我說:「是的,很討厭。」
他就說:「好吧,安排另一個外相坐在中間。」他讓我坐在另一邊,而外相就坐在那裡。除非你有自覺,不然你不會知道,我也要告訴你,你到那些人哪裡,是很難得到自覺 — 就是這樣。因為他們在你內在製造問題。不管你怎樣努力,都只能走到交感神經系統。不管怎樣努力,正如我告訴過你,你會走到交感神經系統,所以你的交感神經被啟動。一旦你的交感神經被啟動,你一是走往左,一是走往右。當你走往左,便走到集體潛意識。哪裡是創造我們以來,所有我們內在的死物聚集的地方。而癌症,就如我昨天告訴過你,是由那個區域的事物所導致的。若你往右邊走 — 大部分這些喇嘛把你放到右邊。你知不知道希特勒是受喇嘛的指導?達賴喇嘛是他的導師。他教希特勒怎樣捕捉人的思維心智,把人們放在這種東西上。這是眾所周知的事實,達賴喇嘛是他的導師。所有喇嘛都是這樣。
一旦你有自覺,你就會知道他們是怎麽樣。就像我大約五歲的孫女 — 她是個有自覺的靈;而我女兒和女婿都沒有自覺。有一次,他們到拉達克(Ladakh),有個喇嘛坐在山上。每個人都向他膜拜,可是孫女不喜歡。當父母也去向他膜拜時,孫女非常生氣 — 她只有五歲。她像這樣把手放在背後,站在喇嘛面前,說:「就只是穿上這套長大衣,你以為你已經成為有自覺的靈?你不是。你沒權叫人向你膜拜。你有什麼權?」
父母又震驚又尷尬,他們說:「不要這樣說……」
「不,你為什麼向他膜拜?不需要向他膜拜。」只想像一下!
除非你有自覺…那也是很困難,因為他們有很好的生意建議,有很好的宣傳機構。就像之前我到過西班牙,我感到震驚。這些喇嘛開展了另一項活動,說我們應走進戈壁沙漠,戈壁沙漠。想像一下!戈壁沙漠是那種即使只走一里路,你也會完蛋的地方。為了涅槃(nirvana),你走進戈壁沙漠。人們把身上的錢都交給喇嘛,喇嘛準備妥當,就帶著一群人前往戈壁沙漠。可憐的傢伙,走向自己的死亡 — 他們竟說︰「這是涅槃。」他們從沒有回來。他們已經走進涅槃了,不會回來。他們就是用這種方式去成就。
我遇見有個英國人 — 名叫Omkar的傢伙。某人幫他取名為Omkar — 我不知道是那個喇嘛給他取了這個名字,因為一般來說,不會有人用Omkar這種名字。我就說:「誰給你這個名字?」
他說:「我到過一所修道院。」發生了什麼?他的骨頭全碎了。他說:「他們打我的背。」想像一下。怎能這樣?他的骨頭全碎了。不可能給他自覺,因為生理方面不可能給他自覺。不過他慢慢地、穩定地康復了。他就像瘋子。你怎能那麼殘忍?所以西藏人,他們是否有自覺的靈,你認為呢?有什麼能從西藏人身上學到?
外國來的人不一定博學。書上寫的不一定就是聖典。你要了解這些事情只是在佛陀死後才出現。每個宗教都發生過,每個偉人降世後,這種事都發生過。住在古山洞裡的聖人,在佛陀身故之後,自然自發的紀錄下這些事情。佛陀沒有談神,因為祂認為:「先談真我(Self)。因為若你談神,人們馬上開始以為自己已經成為神。所以最好還是談真我;讓他們得到自覺。除非他們有自覺,不然他們又怎能了解神?」
所以他們稱祂為Anishwar,意思是祂不相信神,無神論者︰不是這樣的。祂只是刻意這樣做,只因為祂認為,若你談論一些捉摸不到的事情,人們就會活在想像的世界裡。所以祂要務實點,先給他們自覺,才教他們神的知識。因為對盲人來說,在告訴他︰「你要有洞察力」前,告訴他整件事情是沒有用的。
【瑜伽士:還有其他問題嗎?】
幾天前有個《佛教靜坐》的女士來,她不能得到自覺,我很抱歉這樣說,雖然我們可以慢慢的去成就;但她就是得不到自覺。因為你要明白,佛陀在我們內在,在這一邊。當你做《佛教靜坐》時,這個部分會脹得很大,我們要唸一些口訣來令縮小它,不然你不能把它縮小。我們要為這類人努力地工作 — 不要緊。因為你們都是求道者,得到自覺是你的權利,我來這裡是為你工作。還有其它問題嗎,請發問?
【聽眾席有位女士,評論人們不想知道靈的事。】
對,這是英國的問題。
39:21
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這是現代的問題,他們不想知道,他們對它有懷疑。但現在事情成就得很好。你看,畢竟神也很渴望人們得到自覺。我現在告訴你這是怎樣成就的。像有一天,我不在,我的丈夫看到一個電視節目,是個喜劇演員說他怎樣感受到涼風 — 你要明白,他在揭示自己。他說:「突然間,我的背有涼風,我不知道是什麼,但我感到很輕鬆自在,很多人與我一起坐時都感到很放鬆。」他什麼都不知道,他不大清楚涼風是什麼,不過他感覺到了。這是他的揭示。
在此之前,一天或兩天前,我們在談論事情,他們說︰「母親,要有多少人才能有這個效果?它叫什麼?」
【瑜伽士:百猴效應。】
百猴效應。我希望你有聽過,當第一百隻猴子學懂一個把戲,各地每一隻猴子都開始做這個把戲,諸如此類。我說:「很快會來。」想像一下,這傢伙開始感到背後有涼風。現在他上電視,而電視是非常、非常令人懷疑,正如你所說 — 非常、非常的懷疑。我不管那麼多,我說:「時候自會來。」 — 因為我們不收任何費用,何況我們也不應為此付費。當一些人遇見他們,告訴他們有這個講座,他們知道一切靈性的事情,便馬上來找我。他們現在要求我舉辦講座。一旦像那樣開始,人們自會想通。
麻煩的是人類有很多自我的障礙。他們是非常不敏銳。更何況,傳統的國家,就如羅馬,埃及,我發現他們對神聖的事物較無稽荒唐的事物敏銳。你會很驚訝,現在在羅馬 — 我們就坐在這裡,所以我可以告訴你 — 在羅馬,沒有導師成功過。沒有導師成功過。但當我到哪裡,只看見我的相片,只是看見我的相片,市長就感到很驚奇。他說︰「這是神聖」 — 只是看見我的相片。他就擔起一切事情,提供免費會堂給我們,還出版宣傳,造了很多海報,貼在每一處。羅馬做得非常好,英國則不是。我努力在哪裡工作了十年,英國人卻很頑固。不要緊,它會成就。埃及也是。埃及是另一處有很傳統的人的地方。我發現還有希臘。他們很傳統,他們是 — 傳統上有什麼發生,你從錯誤中學習。你相信Rasputin,你相信這個和那個;然後你開始了解什麽是實相,我們要怎樣取得實相。他們就是這樣找到。可是這裡的人,只是閱讀、閱讀、閱讀,卻一點成就都沒有,他們很困惑混亂。我不責怪他們。不過我一定要說,他們一定要面對實相,嘗試先了解你不能購買實相,也不能為它工作。它是自然而然的,活生生的神的活生生過程。這就是我們要了解的。一旦我們了解,它自會成就,我肯定。我明白人們就是這樣。
你會感到驚訝,我在英國工作了十年,英國卻沒有像其他國家那樣有很多霎哈嘉瑜伽士。即使法國也較好,這是很令人驚奇。法國、瑞士也更好。英國卻很不足,我在這裡很努力的工作。印度理所當然有上千倍多的人。好吧,時機會來。英國就是這樣十分平衡 — 有時候是過份平衡,你要明白!他們有個長處,知道怎樣拿自己來開玩笑。所以它也許能成就到。
【瑜伽士重複聽眾的問題:她說,你說過,導師做壞事多於做好事。我們怎麽知道你不會做壞事多於做好事?】
對,當然,或許,或許我在做壞事,毫無疑問;你要保持開放的態度。你可以和那些人談談…總是可以,當你到一個導師哪裡 — 其實我見過,當你來找我,你問我問題,但當你到那些人哪裡,你卻輕率的去,絕對是輕率的去。我知道有人付了六千鎊到瑞士,只吃馬鈴薯,喝煮過馬鈴薯的水。他們住在哪裡,卻不曾問過任何問題。提問是其中一個你是自由的象徵。其二,你要知道其他人怎樣對待我,什麼發生在他們身上。其三,你要知道,我為什麼要傷害你?我得到什麼好處?因為我從不拿你的錢,沒有這種事。因為神的恩典,我生活過得非常好。或許我生活得很不錯,所以我不需要別人的東西,為什麼我要拿別人的東西?我過的是另一種生活,很高層次的生活,我為什麼要來你哪裡?為了什麼?我從你身上能有什麼得益?
所以信譽一定是透過門徒才能建立起來。你從沒見過門徒,只是輕率的去,因為你受催眠。你連想也沒有想過,更不用說提問。我問他們:「為什麼不問問題,為什麼要收取六千英鎊?」
「噢!」他們說:「母親,我們是在毯子下走路。」
那個在蘇格蘭的組織的領導人,患上癲癇,他的女兒也患上癲癇,他的妻子亦患上癲癇,他來找我。他就在這種情況下來找我,我把他們接到家裡,治好他們。
那些找過我的人,像華倫醫生:他曾有高血壓,患有各種疾病,也能被治好 — 不只這樣,他也治好很多人。這裡也有很多人得到幫助。曾經酗酒的人,有毒癮的人,全都變好了。你一定要看看他們,看看他們是怎樣的人,怎樣說話,知道認識多少事情。可是在其他導師的地方,他們 — 是有階級的,你想接觸他們也不能。有些人說的話是背誦出來的,一點也不自然自發,一點也不;他們一點也不了解自己在說什麽。
所以要先建立信譽。不過你不要向任何人提問,只問我。對我來說,這是個好徵兆,我給你自由。
46:36
【瑜伽士重複問題:她說條條大路通羅馬。你提到達賴喇嘛,他有什麼不妥?】
不對,有些路是通往地獄。我們要知道,不是條條大路通羅馬,有些路也通往地獄。當然,條條大路通羅馬要是帶你到羅馬的人是個正確的嚮導,正確的嚮導。你不能走到地獄才說,要回羅馬,你不能,只有正確的嚮導才能把你帶回羅馬。他們不收錢,不收錢。他們給你自覺,改變你,讓你成為正直,善良,了不起的人。他們是很不同的人:不是那些公開宣稱某事,或說某事的人。他們不積蓄財富。你要明白,他們都是自尊自重的人,不是寄生蟲。他們不依靠你而生存。
基督賺了多少錢?你有基督這個偉大的例子。你為什麼要到任何人哪裡?祂有沒有收錢?三十盧比就把祂出賣了。基督曾說:「不要有淫邪的眼睛。」我想知道有什麼樣的基督徒存在,擁有不淫邪的眼睛的基督徒。你擁有純真的眼睛嗎?眼裡沒有色欲和貪婪?面對自己吧。談論這些事情的人,比你的罪孽更大。他們怎能令你改善?他們是依賴他人錢財過活的人。你會依賴他人的財產和收入過活嗎?他們要求孩子離開屋子,賣掉屋子,在街上流浪。你會這樣做嗎?為了任何人?拿走窮人身上的錢,你會這樣做嗎?你是那麽好!你一定要了解,用用你的腦袋。
當你得到自覺,你發展這種純真的眼睛。眼睛是很有力量。即使只看人一眼,你也能給他自覺,亦能治好他。像有一天我們有個人…他叫什麼名字,那個來做…?記者,他來了,說:「聽說你能治好人。」
我說:「是吧。」
他就說:「有個女士患上陌生環境恐懼症,她不想走出屋子,你會怎樣治療她?」
我說:「好吧,若她不能來,把她的照片給我;我不能到她的屋子。」 — 他就是這樣想挑戰我。我說:「好吧,把她的照片帶給我。」他把她的照片帶給我。我只是看著那張照片。
他說︰「她這樣子十年了。」又說︰「你一定要治好她。」
我說:「好吧,我試試。至少要治好這種病是非常容易的。」我又說:「你八天內都不要打擾她。」可是他不能壓抑自己,所以他像偵探(C.I.D.)一樣去查察有什麼發生。當他到她的家,她不在家,她和丈夫外出了,好好的散步。那個記者現在就要為此出版一篇非常好的報導。
【問題:你把自己當成靈性治療師嗎?】
50:04
不,絕不是。不是治療師。我絕對不是治療師。我只想給人自覺。不是靈性治療的問題。靈性治療師也有兩種:一種當然是有自覺的靈。就如有一天我們去了 — 當然,我們遇到某人。(在哪裡,和我們一同來的的士司機?)【瑜伽士:在諾丁漢。】啊。在車上的士司機先生的事情,我知道他是有自覺的靈。他開始和我說話。他也感到親近。我就說:「你的手指有時會感到刺痛嗎?」
他說:「是的,很痛。」
我說:「你是治療師嗎?」
「是的,」他說︰「我是治療師。」他說:「你怎麼知道?」
我說:「你感到很內疚嗎?」
「是的。」
「噢,」我說:「我知道了。」
他說︰「你怎會知道?」
我說:「不知怎的我就是知道。你想知道它。」因為他是有自覺的靈。他是有自覺的靈。但有些治療師卻不是。他們使用鬼魂。他們在你面前發抖,叫喊,這是很危險的。有自覺的靈不用做什麽,他只要觸摸你,你就會好。他不用又發抖又發脾氣。
因為你是那麼天真,我一定要說,這就是為什麼會出這種問題。很天真。在西方,我們的樹已經生長得很好,但根卻沒那麼好。我們對根什麼都不知道。我很詫異,因為完全沒有這個概念。不是在印度 — 印度人知道這些。他們知道,就像你們把死人埋在教堂裡。在印度,沒有人會把死人埋在教堂裡 — 那是神聖的地方,你怎能把死人埋在教堂?事情就是這樣。你是天真的,我知道,盡管你很天真,卻如頑石般十分固執。現在該怎麼做:有時對我來說,這是個困難的問題。不要緊。它成就了。對嗎?
【聽不清的問題】說什麼?
【瑜伽士重複:你能否解釋「這個能量通過脊椎上升」是什麼意思?是否只是和脊椎上的刺痛一樣?也許是…(詢問發問者:你是說生理方面?)】
【發問者:敬畏的感覺。】
是的。感覺是…敬畏?
【瑜伽士:是的,他說脊椎的感覺可能是敬畏的感覺,也許這是…】
不是這樣的…我從來都不知道有這種事。我不知道。那是…不是那樣子發生的。你要明白,當靈量升起,你不會有任何感覺,不會有任何感覺。唯一的感覺是你感到頭頂有涼風。好吧?你的雙手會感到有涼風出來。不過一開始的時候,你可能會感到有點熱,因為如果你體內有太多熱,就可能會感到有些熱跑出來。有時候,很緊張的人會有點發抖,只是這樣。我從來都不知道這種事情,是某種滑稽的事情,也許是從某處來的 — 我也不知道。我見過各式各樣不同的情況在人們身上發生。
就像有個男士,他坐在地上,腳朝向我 — 在印度是不會這樣做的。有人就說:「你怎麼可以把腳朝向母親?不可以這樣。」
他就說:「不,我的靈量被喚醒了,我會像青蛙般跳躍。」
我說:「誰告訴你的?」
他向我展示一本他的導師的書,書上寫下你會像青蛙般跳躍。你能想像嗎?我問他︰「你會嗎,你會變成青蛙嗎?」各式各樣的情況:你不知道全世界到底出版了多少刊物。
【瑜伽士:對,他想知道如何啟動這個「喚醒」 — 喚醒靈量。】
很簡單,就如我說過,像種子發芽。這是我的工作。一旦我做了我的工作,你也要做。好吧?這是個約定。
【問題:你說假導師和假教師或許會帶領人進地獄。你能定義什麼是地獄嗎?】
現在,在這個美好的時光,你為什麼要知道地獄?你看,如果你閱讀任何偉大的詩歌,它們描述得地獄很清楚。我特別要提到,閱讀威廉‧布萊克的詩。好吧?他的作品已經有很多地獄的描述,為什麼你想進地獄?我想你進神的國度。地獄是,當我說「進地獄」:你可能患上癲癇。我見過人們患上癲癇,患上精神病,離開他們的家,跑掉,毆打人,謀殺人,自殺,殺害父母,暴力,他們吸毒,做各種自我毀滅的事情。我說的是「自我毀滅」(self-destructive),一個英文字包括全部行為。對嗎?
【問題:那些一出世就患上這些疾病的人,該怎麼辦?】
是。對。如果他們受這些疾病的苦,是因為某些原因。他們的確受苦,不是嗎?可是沒有患病、正常的人,卻跑去找那些導師,付錢後得病,那麼至少那些偉大的導師要為此負上責任吧,不是嗎?
什麼?什麼?
【問題:你有否感覺到不大多導師是…】
噢,很多!有很多。不過他們不在市場裡。還有很多,很多…什麽?
【瑜伽士:有那位導師對你有幫助?】
對你有幫助?對任何人都有幫助?是的,有的。可是看看現在,這裡有一大群人,而我卻只是與你說話,你問了十個問題。他們沒有耐性,完全沒有耐性。我告訴你,他們這麼沒耐性,這些導師,你不知道。他們就是不能忍受。我叫一個男士去美國,我做了一切事,盡力哄他去,因為我撥不出時間到哪裡。他在哪裡待了三天就跑掉。他說:「我沒有時間給這些笨蛋。」他就取消了行程。因為我是母親,我對你有耐性。他們對你卻沒有耐性。我要怎麼辦?他們告訴我:「母親,十二年後,我們會來幫助你。」他們很了解我。他們有這麼多人。他們是有會見一些人,可是他們不想跟那些人說話,他們認為那些人是愚蠢的。現在該怎麼辦?他們認為所有的求道者都是蠢人。我該怎麼辦?他們沒有耐性。你必須要有一位有耐性的母親,不是嗎?
【瑜伽士:讓我們結束吧。母親要…】
孩子,問題是沒完沒了的。這些問題都是沒有意義。通過問問題,你是不會得到自覺,我一定要告訴你。我不能保證你有自覺。我不能保證。如果你得到自覺,這是你的運氣。如果你得不到,也是你的運氣。所以要小心。沒有必要討論,爭辯;通過爭論,你也不會有自覺。聽我說。我能從你身上得到什麼好處?這是第一個提出那麼多問題的地方。一定是有些羅馬人在此,我想他們再次出生了。要不然我無法解釋。我是說沒有人像你,問我那麼多沒有意義的問題,還支持假導師,他們從你身上拿錢,干擾了很多人;支持撒旦的力量,這都是令人驚訝的事情,不是嗎?好吧,不要緊。現在,我已經告訴你,我是 — 現在,就是這樣。如果你想我再來巴斯,請不要再問問題了。
【瑜伽士:讓我們開始體驗吧。】
讓我們看看會有多少人得到自覺。這才是重點。重點並非…你的靈量會評價你 — 讓我們看看。在你評價我前,靈量會評價你。所以,讓我們看看有多少人會得到自覺。我不能給你承諾。這才是重點,我一定要告訴你。好吧,讓我們看看,它會怎樣成就。
現在,不管我說過什麼,忘記它吧。讓我們有個愉快的關係。即是,對任何事,你都不要有任何內疚,不管我說過什麼。你可能到過一些導師那裡,你可能做了些或許是錯的事情 — 好吧。忘記它就好。現在,你是在當下此刻。你必須處於當下此刻,才能得到自覺 — 那是最重要的事情。你出生在地球上就是要如此;你生而為人就是要如此。你不是來這裡浪費生命。作為母親,這就是我要告訴你的,你要對此謙虛。你處於一個非常不同的領域。這裡不推銷售買什麽,這裡不是商店。這裡,是間廟宇。在廟宇裡,你必須謙虛,你必須得到自覺:那應該是你的決心。可是,有多少人會得到,我不能說。很抱歉,這不是我能承諾的事情。不過,如果在某些人身上能成就,我就會感到很滿足。那就是我的任務。
讓我們做些簡單的事,不要再提問了。不用為此感到困惑。如果你還沒有發問過,你或聽眾都不是有什麼毛病。我告訴你,即使你問了上百個問題,也是毫無分別。我一定要說,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人問過什麼會情理的問題,我想你現在最好是放棄問問題。我對此是有點聰明的。
讓我們按照應該成就的方式來做。讓我們按照應該成就的方式來做。如果你是求道者,又處於當下此刻,我肯定你會得到自覺。現在,忘記過去。忘記過去。我還有一個要求,就如我昨天要求過,你不要為任何事而感到內疚,因為內疚來自過去。所以,忘記過去,你要堅持自己沒有內疚。有很多好人,他們會得到自覺。所以,你要堅持「我沒有內疚。」
現在,你要稱呼我為錫呂‧瑪塔吉(Shri Mataji),那是有困難。你也可以稱呼我為母親,簡單點 — 你喜歡怎樣也可以。開始這個過程前,你要說「母親,我沒有內疚」。我們要在心裡謙卑下來,因為我們要進入神的國度。如果你一直攻擊人,攻擊嘗試去做的人,你會何去何從?你又怎能進入?只要看看,我們採取怎樣的態度?態度恰當嗎?那是不公平,不公正的。
好吧。我們脫掉鞋以便得到大地之母的幫助。其中一個最重要的元素是大地之母。靈量是位於薦骨裡,最底的輪穴也是用大地之母的元素構成。所以,脫掉你的鞋子,很容易的,用你的腳接觸大地之母。大地之母是非常重要的。
【瑜伽士:不想有這個體驗的人,請現在離開吧,不想要的人…】
離開吧。不要打擾他人。你要仁慈,要有教養,要做個有教養的人。不要打擾他人。如果你不想要,很好。沒關係,你可以走。
昨天在布里斯托的人知道我在很多人身上很努力的工作,用了好幾個小時給他們自覺。這是份吃力不討好的工作。我告訴你,這是份吃力不討好的工作;因為,除非你把自己鞏固好,要不然是種浪費,我認為極之浪費,是沒有用的,因為你給他們自覺,他們卻不把自己鞏固好,這就是浪費。無關年齡,無關種族,無關社群。只要你是人類,就會成就到 — 就是這麼簡單。
現在你只要把雙手平放在大腿上,要保持舒適的坐著。那是重要的,因為我不想你感到不舒適,你自己先移動調整一下。現在,請把鞋子脫掉,因為有西藏人的問題。如果你要得到自覺,就把鞋子脫掉,好吧?是的,把鞋子脫掉。比較好。襪子也是。會較好,因為我要在你身上工作,你確實是求道者,好吧?你的手像這樣放。對。
嗯。(開始了。)雖然各種事發生了,還好,不太壞。
現在,左手,正如我說過,代表左脈,情緒方面;右脈是右手,代表行動,是我們擁有的欲望,欲望。當我們進行這個讓輪穴放鬆的過程時,把代表欲望的手像這樣放在左邊,手要平放。因為有些輪穴是處於擴大的狀態,所以要讓它們放鬆。你自己可以做,要怎樣做,我會告訴你。我們會觸碰在左邊的能量中心。其一位於心臟,是靈所在之處。一是位於上腹。另一是位於下腹 — 它們全都在左邊。一個在這裡。當你感到內疚,這個輪穴就會有阻塞。像這個,在這裡,頸項的左邊。另一個在這裡,我們或許要在這裡發問。跟著,來到腦囟,我要你把手掌放在腦囟上。現在是熱的,不過它會妥當。讓我們一起來做吧。
很簡單。你要一直閉上眼睛,因為沒有催眠,沒有那樣的事。它要在你內在發生。把注意力攝入內在,最好是閉上眼睛,因為如果你張開眼睛,靈量可能不會升上來。她不會麻煩你,不會帶給你任何問題 — 沒有這樣的事;你會感到極度輕鬆自在,感覺良好。好吧。那麼現在我們把眼睛閉上。首先,不要為任何事感到內疚,即使是問問題,或是任何事,都不要感到內疚。不管我說過什麼,忘記它吧。你要好好對待自己。你要好好對待自己。你要尊重自己。
現在這個階段,把右手按在心臟上,在左邊。左邊是心臟,把右手放在心臟上。現在保持眼睛閉上,嘗試看進心裡,意思是把注意力放在心臟上,然後說 — 你現在要向我發問,一個真正的問題,明智的問題。問一個問題:「母親,我是否一個靈?」問三次:「母親,我是否一個靈?」問三次:「母親,我是否一個靈?」
1:06:19
(左脈太重,左脈…嗯。)
現在,把這隻手抬起 — 我是說,這隻手往下移到腹部,放在左邊的上腹。這隻手往下移,放到左邊的上腹。這裡是另一個能量中心,原始宗師的能量中心。當你成為靈,你就成為導師,成為guru(導師)。所以,邏輯上,你現在要問另一個問題:「母親, 我是否自己的導師?」問一個問題:「母親, 我是否自己的導師?」問三次。這是個明智的問題。你是自己的導師,你不需要任何導師。我不是你的導師,我只是你的母親,只是這樣。
現在,問這個問題後,你再次把手往下移,到下腹。這是個非常重要的能量中心,稱為腹輪,它照顧我們的主動脈神經叢。現在,手指按一按,在這裡說 — 因為在這裡,我要承認,我不能干涉你的自由。你有自由作出選擇。如果你想擁有真正的知識,就必須要求,我不能強迫你去得到它。你就要說:「母親,請給我真正的知識,給我純粹的知識。我要純粹的知識,純粹知識的技巧。」那也是「瑜伽」這個字的另一個意思。你要說六次,因為這個能量中心有六片花瓣。主動脈神經叢也有六個副神經叢。(可怕!左腹輪。)
嗯 — 現在。你又感到有內疚。請不要感到內疚。請不要感到內疚。不要為任何事感到內疚。你沒有做錯什麼。(啊,現在好多了。)
現在,再次把手提起,移到上腹,原始宗師的能量中心就在這裡。你已經要求得到技巧,我會告訴你,你要在這個能量中心堅定的說:「我是自己的導師。」就這樣說。要充滿信心的說十次,說:「母親,我是自己的導師。」因為有十個副神經叢,像十個原子價,我們有十個神經叢。啊!忘掉你的導師。忘掉所有的奴役。哈!好吧。(好吧。很好。)十次。
現在,把右手提起到心臟,再次到心臟。這裡住著你的靈。再次運用技巧,你堅定的說 — 在這裡你要說的口訣是:「母親,我是一個靈。」在完全謙卑,你的榮耀下你接受了,假設是這樣。「母親,我是一個靈。」(很好,非常好。)這句話你要說十二次。不要感到內疚。
現在,我要告訴你,神是愛的海洋。祂是慈悲的海洋,最好的還是他是寛恕的海洋。所以請不要感到內疚,因為你能犯什麼祂不能原諒的罪孽?當我們感到內疚,我們是在挑戰祂寛恕的力量。請不要感到內疚。沒有內疚,就說︰「母親,我是一個靈。」(下來吧。好。啊,好多了。)十二次,因為有十二片花瓣。(左臍輪。左邊多些阻塞,好吧。右邊沒有什麼阻塞。啊!好多了。左臍輪有太多阻塞。那是從這裡移過來的。)
現在,把這隻手移往上移,把它…右手 — 你要移動右手,左手朝向我 — 把右手放在左頸上。放在底部,幾乎觸碰到脊椎的左邊,稍微按一按。在這一點,從前面 — 你一定要做的,手要從前面,不是從後面,而是從前面 — 握緊。這裡你要說,充滿信心,充滿愛,對自己有完全的理解:「母親,我沒有內疚。」請這樣說,十六次。如果你有太多內疚,如果你太縱容沉醉於內疚,最好說上一百零八次來懲罰自己!(很好。她升到額輪。啊!)
現在,把這隻手往上移,橫放在前額上。按著前額。在這裡 — 你知道,我告訴過你,是基督的能量中心 — 你必須原諒每一個人。有些人或許會說:「這是很難的,母親,我們怎麼能原諒?」可是,不管你不原諒人,或是原諒人,都只是虛幻假象,因為當你不原諒人時,受苦的是你,不是他人。所以請說:「母親,我原諒所有人。」你會很驚奇,當你真心的這樣說時,這個能量中心就會打開。
1:16:34
(好多了。)現在,如果你仍然感到內疚,最好把手放在頭的後面。按緊它 — 你們每個人都應該這樣做 — 說一次:「主啊!如果我做了什麼錯事,請原諒我。」一次就夠了;說完後,或說之前,都不要感到內疚。只要說︰「主啊!如果我說了什麼或做了什麼對不起你的事,請原諒我。」按著你的頭後面。你的頭後面 — 就如他們所說,稱為視葉(optic lobe)。三次。不要感到內疚。請不要感到內疚。那是很重要的(又感到內疚。好一些了。嗯 — 升起了。)
真心的說︰「如果我做了什麼錯事」 — 不要去數算,只要大概地說。不要數算你做過什麼錯事,不管是什麼錯事,請不要數算。只要說:「如果我做了什麼錯事,請原諒我。」就是這樣。因為你是靈;如果你是靈,你可以做什麼錯事?你只要成為靈就好,就是這樣。你就如蓮花出於淤泥。(哈!)
現在,把這隻手放在頭頂上,在腦囟,這個區域在你孩提時是軟的,稱為taloo。用手掌按著腦囟,轉動你的頭皮。再次在這一點 — 瑜伽的另一部分 — 我不能干涉你的自由,因為你要在自由和榮耀中升進。你要說你想得到自覺,我要把自覺給你。所以你要說:「母親,我要自覺。請把自覺給我。」你要說七次,因為腦袋裡有七個能量中心的寶座。現在。大力地推,順時針轉動。用手大力地推那個位置。
現在請把手放下,放下來。提起你的左手,查看有沒有涼風出來。上下移動。注意那裡。大約四寸或五寸高的位置 — 只要上下移動。現在用另一隻手。用那隻手查看,查看頭頂。
1:20:30
(就是這樣…因為有很多霎哈嘉瑜伽士坐在那裡;我不知道這些人有沒有感受到涼風。)現在用另一隻手,像這樣。
【吹氣進麥克風。】(像一座山一樣。)
請再次換一換手。【吹氣進麥克風。】你感受到涼風嗎?
現在告知你,我們有很多有自覺的靈來到巴斯。他們會看顧你。你可以這樣把手舉起。那些感受不到涼風的人,先把手舉起。舉高些。好吧。現在來吧。霎哈嘉瑜伽士應該過來看看他們。你有感受到涼風嗎?在頭裡?在頭裡。你感到放鬆嗎?好,好。你呢,從西藏來的傢伙?卡力 — 他很好,很好,很好,他做得很好!
卡力,看看這個從西藏來的。他是求道者,徹頭徹尾的求道者。他得到了?沒有?他到過某些導師哪裡,我…只要看看他們的輪穴,看看哪裡有阻塞。只要在輪穴上工作。啊,好多了。現在好多了。你的雙手要有感覺。現在這樣放你的雙手。你的手一定要能感覺到它。不好意思?…變得涼些了。先是熱的,雙手現在是熱的?好吧。這是奇蹟,不是嗎?現在,把你的手放在腹部,這裡。不是,是這一邊。右手朝向我,是的。現在好了。
1:23:51
她感到熱,就是這樣。她會得到自覺。她就是會…不是,把他的手放在肝臟上 — 左手放在肝臟,是的。他是醫生,你看。她有得到嗎?那個問問題的女士。你說什麼?沒有?溫的?她那個輪穴有阻塞?他感覺到了?好,好。很好。他的喉輪有阻塞。他的喉輪有阻塞。讓他問他是不是:「我是整體的一部分」就會在他身上成就,因為喉輪有阻塞。【印度語】
1:25:09
她是嗎?天,感謝天!好吧。是的,什麼事?(太偏左脈,我告訴你,真的。)
嗯。你呢,你為什麼不做?你說什麼?卡力?誰感覺不到,請舉起手。他們老遠來幫助你們,有些人是從北部地區來的。是的,先生。在那裡,你看到嗎?
你們所有人都看著我,不要思考。看著我,不要思考。
字幕記錄到此結束。錄音繼續:
他得到了?好。我很高興。女士呢?你得到了?好。看看他們。這麼有智慧的人。願神祝福你們。
看著我,不要思考。會成就得好些。
18/7/2011 […]

違背了神的旨意 Hampstead Town Hall Centre, Hampstead (England)

公開講座:違背了神的旨意
1983年3月31日 英國,漢普斯特城演講廳
從一開始我就很抱歉,今天這麼晚.我知道當某件事在神的眼中是非常重要的時候,所有的負面力量便開始計畫著如何拖延、如何阻攔、如何使其脫離正軌、如何妨礙。真是非常令人驚訝!今天,最好是由我來告訴你們有關於神的旨意,以及我們人類如何無時不刻企圖違背祂的旨意。
神的旨意其實是很單純的。祂是神聖的愛、祂是慈悲的、祂是慈愛之海洋。祂創造了這世界,然後創造人類,只為了要給他們生命裡最高的事–就是喜悅。喜悅是單純的,不像短暫的快樂一般有二元性。但我們是如何違背神、違背喜悅的,這又為什麼會發生呢?
我們的意識,就如你所知,經過我們的頭腦向下成長。而這向下生長讓我們遠離神。最終我們是要達到神。但是首先我們稍稍地偏離那與神合一的意識,是為了要瞭解自由必須被適度地使用。沒有經由訓練、教育,給予人類自由是無用的。你看過自由的國家。他們在自由之中建立了什麼?毀滅我們自己的原子彈!這是愚蠢的,這是愚昧。這是荒謬。但是我們已經都這麼做了。我們還以它為榮,我們仍然忙著讓我們的處境越來越糟。這就是我們做的事。這意識,我們人類自己的意識,被賜與給我們,好讓我們的自由被試探、實驗、觀察。到最後,擁有終極的自由,藉此你變成靈。
最終,你必須變成靈。
但當我們開始發展我們所謂的意識時,我們關注的不是靈。我會說,我們像樹木一般紮根於泥土中好站直生長;我們腦中也有像這樣的根。然後我們開始向上生長,向上生長直到長出葉子、花朵盛開、結實累累。但相反地,在達到結實的階段之前,發生在我們身上的是,我們開始製造出人造的葉子,並享受它們,我們喜歡人造物。一旦開始認同人造物,我們便開始偏離真實,走向負面的想法,或走向過度積極的想法,這些實際上是違背神的,就是因為這些讓我們製造原子彈以及這一切。
因此,確實有兩條使我們走偏的岔路。有些人喜歡走向左邊,或是負面的態度。他們毀滅自己、困擾自己、做各式各樣的事情,借著這些會讓他們用最悲慘的方式死去。他們自己患上各式各樣的疾病。他們折磨他們的身體;他們折磨他們所有的一切。然後另一條是右邊,在這邊是他們去折磨別人,去毀滅別人,去擊敗別人。這兩邊都遠離了神,遠離祂的慈悲與恩典。關鍵是從頭到尾都要走向靈性。唯有如此,才是朝正確的方向前進。但這個關鍵很容易地被人類破壞,因為他們有自由去這麼做。在他們的自我中,他們大量地破壞,當你們發展出人工化的輕鬆生活時,那麼已失去神的意識,祂的存在,祂就是那位導演這整出戲的。我們變得如此地意識到我們自己,然而我們覺得什麼都沒有錯。我們做這、做那、陷入各式各樣的問題之中。我們所做所為正是違反我們自己,而我們自己意味著神,因為神創造我們,並且祂愛我們。我們不愛自己。如果我們愛惜自己,我們不會濫用我們的身體、我們自己的系統、以及我們所擁有的一切,說著:「有什麼不對?為什麼不這麼做?」你必須愛你的身體、你的心靈、以及這個社會。你必須愛你所擁有的一切,因為神在祂的愛中創造了你。但愛本身已變成一個嚴重扭曲的字眼。
現在,濫交有什麼不對?這是愛嗎?如果我跟你說這不是愛,因為這是違反自然,會給你帶來麻煩,你會陷入混亂。人們也許會覺得這位女士很嚴肅,她很保守、很維多利亞式。聽著。這是事實。我們為何要做些會造成毀滅的事情?你不能創造你自己。你甚至不能為自己創造一朵玫瑰花,更別說整個身體了。那麼為什麼我們要違背我們自己?為什麼我們要違背這個我們所創造的社會呢?或違背我們所創造的整個國家或眾多國家?時下這些政客——他們在做些什麼?爭鬥。為著什麼?去看看他們。我不能瞭解爭鬥是為了什麼,是為了創造更多毀滅性的力量,創造更多恐怖的事物好去毀滅無辜的人嗎?那些無辜的人們只被簡單地警告。他們不知道該做些什麼。他們不瞭解為什麼明天他們就將要死去就因為一些人發了瘋!而那些瘋子坐在我們的事務指揮著。負面就是這樣在我們內在成長。使我們變得負面。這兩者都是負面的態度,因為他們否定了神。
否定神是我們犯下第一個罪。我們不畏懼神。祂是慈悲;祂是仁慈;祂是一切。但在祂的慈悲中,祂會毀滅這世界。祂不會容許更多違背祂的罪行再被犯下。甚至不惜毀滅。癌症是什麼?所有這些找上我們身體的疾病是什麼?它們不是別的,正是我們自己內在建造的毀滅力量。無須懼怕任何來自我們外在的攻擊,或是任何外星攻擊、外太空入侵也都不用害怕。不,沒有這些。我們應該知道這些攻擊都是在我們內在造成的。以自由之名我們已在自己內在積聚所有毀滅性的微生物。它是一個這樣的內建程式,我們甚至不知道這些攻擊即將到來,它們已經就位。而我們太滿足於我們自己,我們人工化的生活、繁文縟節以及膚淺的習性。
與生俱來的,在我們內在,存在著靈體,祂想要啟發你,想賜予我們自身平安、祝福與喜悅。你的這盞美麗的燈被創造是有其目的性。它必須被點燃。尊重你自己。在今日的字典中「尊重」這詞已經不復存在!尊重你自己。我們要尊重這盞有著靈體之光的燈,它應該要被點亮。讓我們也成為那盞光輝燦爛的燈。神已經為我們創造如此美麗的世界,但我們在我們的無知裡,在我們所謂的自由之中,已經毀滅了這麼多的東西。
看見人們直接地朝向地獄前進,這真令人驚愕。對一個母親而言這是她非常關心的事。如何才能止住這種墮落?如何把他們拯救出來?如何讓他們瞭解他們的價值、他們的可貴?你不應該把人類生命視為理所當然。這是非常珍貴的生命,由許許多多的過程所創造。它的創造是極度困難。不要忘了你必須變成靈,要不然你的生命就白費了。不只如此,整個的創造都白費了,因為你是創造物裡最高的,你是那個創造的縮影。
然而你要怎麼做呢?我們必須成為公開談論神的核心份子。我很驚訝地發現,這個國家的人不喜歡談論神。你不能談論神。你能想像這是怎樣的處境:你不能談論你的創造者,或這樣的信仰毫無意義?你們要不就是形成某種秘密組織,加入其中的每個人都不能說「現在我們屬於某個宗教」。神怎麼會有這些不同的宗教?只要去想想,祂怎麼會有分別的教堂、分別的廟宇、與分別的清真寺?我們怎麼能以神之名變得狂熱!你能夠想像嗎?這就是我們對神所做的事!我們已經變得狂熱。神點石成金,祂所碰觸的任何東西都變成金。但是得先有石頭,當祂碰觸人類,他們變成像囚犯一樣。這就是為什麼會有這麼多的宗教狂熱份子。因此,如何傳達「你是靈,你必須成為靈」這新聞、這訊息是個難題。
我的母語是馬拉蒂語,感謝神,我出生在馬哈拉斯特拉邦。因為這是聖人的國度。成千上萬的聖人住在這國家。這是傳統,它的靈性非常高。崇尚靈性是我出生地的傳統。「馬哈(Maha)」的意思是偉大,「拉斯特拉(rashtra)」的意思是國家。這裡的傳統是靈性而非酗酒、濫用藥物或是任何其他的「主義」。靈性是這國家的傳統,一位非常單純的詩人誕生于此,他的名字叫納德夫(Namdev)。他是位裁縫師,只是位平凡的裁縫師。但他寫下許多甜美的詩句——我會解釋他所說的。「小男孩正放著風箏。他看著天空,和朋友聊天;他跑來跑去四處談笑。但是他的注意力一直在風箏上。」然後他說:「一位女士正背著她的小男孩做家事——她倒水給丈夫喝、與孩子坐下、煮飯,然後起身清洗。孩子在她的腰上,正在休息。她的注意力一直在孩子身上。」「一位婦女在頭上優美平衡的頂著一壺水,與其他婦女一同行走。她們邊走邊談天說笑,但是她們的注意力一直在水壺上。同樣地,我們的注意力要保持在靈上。」
同樣地,我們在這生活著,這是荒謬的,我們並沒有將我們的注意力放在靈上而祂是生命中最根本的給予者。但每當你談及靈,人們認為這些都是廢話、不值得一聽。他們想要一次又一次地聽著那些俗事。如果是像保守黨或工黨的廣播節目,他們可以一連聽數小時——這類的世俗事務。年復一年你們都在聽。但如果有人說:「不,這全都是人為做作,你們內在有更值得你們去傾聽的東西。」他們認為他們還沒有要去聆聽這些事:「這位母親正在告訴我們的是什麼?」但現在,醒醒吧!在不同的層面上,我們要去瞭解這些人迄今所做的,而我們已接受。這麼多年來我們視為理所當然的一切已超過了界線。一顆星星在我們的內在閃耀著,那是我們的靈。
人們談論祂,談論神,然後又創造一個宣稱他們在執行神的工作的宗教。在「神的工作」中,女性綁起她們的大腿和拋光自己的肉體。想像一下!以神之名做出這麼恐怖的事情,理由是,「你必須要苦行。」你為何要讓自己受苦?「因為基督這樣做。」你是基督嗎?而這意味著基督所做的一切都白費了,所以你們之中一小部分人也得受苦!之前基督經歷過的一切早已遠遠足夠,因為基督是聖子。如果聖子必須遭受苦行,那又有什麼好偉大的?祂早已完成了這一切,祂為了我們工作。祂要在我們內在被啟發,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必須得到自覺。
坐下來問問題是最簡單的事,但最好是你們都得到自覺。這是今天最重要的事。當然,現況下人們是如此,所以這不會很快地成就。我非常肯定。我已盡我所能。提升靈量就像舉起崇山峻嶺一般。這真的像舉起萬山峻嶺。你覺得非常累、精疲力竭。但之後他們又不想珍惜。所以不要覺得失望,不要對此感到受傷。
我確信,慢慢地、逐漸地,在你的雙眼裡,人們會看見你的生命如何被轉化為喜悅、祝福與諒解。他們會看見你變得多麼地有愛心以及喜樂,然後,他們會相信你有著更為美好的生命。有些人處在這種不良的狀態裡,他們每件事都只看到黑暗的那一面。他們失望透頂、徹底放棄。他們就是放棄了。他們會說:「現在我們會隨之完結。我們已經做了所有一切,而我們現在一點也不想再多做些什麼了。」我曾在法國目睹。他們討論著世界的崩潰與近在眉睫的毀滅。他們談論著:「讓我們現在就死去吧。我們已經受夠了。讓我們遭遇最終的毀滅,無論是原子彈或是什麼的。毀了我們吧。」多麼地絕望!我可以瞭解會這樣想的人的絕望,會這樣關心的人的絕望。我也為此煩惱。我毫不懷疑人們會為此感到絕望。甚至霎哈嘉瑜伽士有時會非常沮喪,變得極度絕望,說:「放棄了,母親。我們已經隨之完結,我們再也無法承受。」不過我不知道如何把我的注意力從靈體上移開。你可以試試看,盡你最大的努力去移開注意力。你做不到,因為你就在那兒。因此,無論如何,你會奮力盡可能去拯救更多的人。所有這些在一定的間隔就感到挫敗的霎哈嘉瑜伽士,我必須說,你不應該感到沮喪。你要去維持你的勇氣以及諒解,如果你關心別人,如果你對別人關懷,他們會瞭解你,而你能夠讓更多更多的人得到拯救、解放,他們將得以進入神的國度。如同你正在享受的,他們也將會享受。
唯一的隱憂是你會覺得有這麼多人仍舊迷失。沒關係。你要努力工作。我們必須瞭解有諸多負面力量正在把他們往下拉。他們是無明的,他們不知道有超越這世俗鬥爭之外的生命。那美麗輝煌的永恆生命。但是逐漸地,我確信,這將會成就。特別是對這次會議而言。他們遭受許多的起起伏伏,而整件事令人喪志。
但我們仍必須瞭解,神的工作是被神所祝福的。祂將賜予你祂所有的祝福與協助,讓你能擔起你想要的責任。時間分秒流逝;現在只剩下很少的時間。時間即將用罄,這就是為什麼絕望逐漸增加。絕望本身把霎哈嘉瑜伽帶到這個地球上。你應該要感到更為堅強,去與周遭那些你所察覺到的阻礙奮鬥,成就這個創造的終極目標。
願神祝福你!
Now, ask Me questions if you have any, without any fear, but not irrelevant, stupid questions, you understand that. It’s not good. I would not like to waste time of people who have come to seek the Truth. So, please ask Me questions if you have any or we will go in for the Realisation. […]

頂輪 Sahasrara Chakra New Delhi (India)

頂輪 Sahasrara Chakra

1983年2月4日 德里

Today is the last day in this pendal and today I’ll be telling you about the last centre of Sahasrara.They are all coming. If I come late it is better, I think [Laughing]. Still I was quite late I was thinking. Do you think this is needed on the eyes so much or are you not getting my picture just? This one if you could little bit push it the other way. […]

寬恕輪 Agnya Chakra New Delhi (India)

寬恕輪 Agnya Chakra
1983年2月3日 印度德里
今天我們要了解寬恕輪,這個輪穴在視神經交叉的位置。眼部神經在後面相反方向交叉,那交叉的位置便是寬恕輪的所在。通過延髓,寬恕輪與其他中心有著連繫。寬恕輪有兩塊花瓣。這個微妙的中心在前面作用於眼睛,在後面作用於腦後突出的部位。這便是此輪穴身體方面的特性。有些人說人有第三眼,寬恕輪便是第三眼。我們有兩隻眼睛,能夠看見事物,同時我們還有此微妙的第三眼。如果你看見這隻眼睛,那表示你其實離開了它。例如,如果你看見自己的眼睛,那表示你是看見鏡中的反映,不是真實。如果你看見甚麼,那表示你是在觀看它。因此有些人吃了迷幻藥,說看見另一隻眼。他們只是看見,但卻以為自己的第三眼已經打開了。其實你是離開很遠的,此所以你能夠看見它。你要麼跑到右邊的超意識去,要麼跑到左邊的潛意識去,都能看見那第三眼。但在霎哈嘉瑜伽,你卻是通過那第三眼來觀看。就好像一個窗戶,你可以看見那個窗戶,但如果你通過那個窗戶去觀看,你便看不見那窗戶。因此有些人說看見第三眼,以為靈量已經昇起來了,他們其實是大錯特錯。
寬恕輪是個狹窄的通道,一般情況下注意力不能通過,一般情況下,那是沒有可能的。那通道很狹窄,因為「自我」和「超我」互相接合,封閉了通道,於是沒有空隙可容靈量通過。超我與自我下面是喉輪,自喉輪一直繞上來。因此你們看見自我和超我在這個位置。它們由喉輪開始,一直到達寬恕輪的位置,然後交叉。因此你們左邊有問題,會表現在右邊。右手從這裡開始直達這邊,左手則從這裡開始。但左手其實作用於右邊。
因此我們要通過或進入那第三眼,這要靠提昇靈量才能做到。但這個到達大腦邊緣系統,即天國的門戶,是很狹窄的。因此如果有人強把注意力進入那封閉的門戶,他不是去了左邊,便是右邊。這樣便引生許多麻煩,因為那些人不知道,那些不可知的領域不是屬神的。因此當他們移向右邊,便進入了超意識界,開始看見幻象。其實那些都不是幻象,而是存在於右邊的真實事物,那些人其實是看見屬於右邊的事物。他們可能看見色彩,可能看見死去的人物,特別是那些自我很強的人物,他們能看見乾闥婆(Gandharwas)和緊那羅(Kinnaras),因為他們進入了右邊的乾闥婆界,開始看見超意識界中的事物。但這樣做是很危險的,因為如果那裡有誰逮住你,便有一個附加人格坐在你頭上,你在自我處被附了身,變得自以為是,行為惡毒。希特勒便是一個例子,他跟隨西藏的喇嘛學習如何進入超意識界,學會了以後便使無數的人變得自我中心,同時進入超意識界。你們也許也聽說過那些喇嘛,他們能夠知道未來,例如誰是下一任的喇嘛,到那裡去找他等等。他們知道許多未來的事情,人們便以為是屬於上天的。知道未來不是屬於上天的。那是我們不應進入的領域,因為那表示不平衡。我們是人類,我們要知道「現在」,不是「將來」。一旦你們通過現在這個階段,便能上昇至一個高度,可以看見過去、現在和將來。就好像在大地上,如果你能找到一個高處,你便能看見已走過的,和要來到的,這樣你便能在現在之中。同樣,如果一個人在現實中昇進,到達超越的意識,他便能看見右邊的超意識和左邊的潛意識,但他會對兩者都沒有興趣,他只希望在現在之中昇進,這其實便是提昇靈量所要做的。
因此所有那些說提昇靈量是很難很危險的,他們都是沒有獲得授權去提昇靈量的人。他們只是弄些甚麼把戲,刺激交感神經系統,使左右交感神經從中脈抽取能量,造成中脈衰竭,而使那個人的精神系統破壞。因此那些說以這個方法那個方法提昇靈量的人,其實是扼殺了求道者的生命。最後那些求道者會一無所得。沒有人知道可以得到甚麼,因為他們被帶入了歧途。
但邏輯上我們應該了解,練習以後,至低限度我們的健康要良好,精神應比從前更好才對,同時你們的脾性要有所改善,這是最低限度的。但如果你的錢全都給導師拿去,追求那些無意義的經驗,結果損害了健康,甚至不能主宰自己,那你們應該知道,這些都不是真實。在真實之中,你應該能夠主宰自己。如果你被別的東西控制,那你便是迷失了。例如,有些人不停的跳。他們說:「母親,我不停自動的跳。」這情況其實很嚴重,那表示你不能控制自己,那是有別人在你裡面使你不停的跳。那不是「你」在跳。你的注意力和意識都在別人控制之下,以致不能控制自己。所以所有那些空中飛行或靈界旅行,看見種種事物等,都是非常危險的,這個人最後可能會進入精神病院,因為他完全不能控制自己。
在美國,他們稱這些為超心理學(para-psychology)的實驗。當然這些是超越個人的心靈的,但卻十分危險。你們不應走進那個領域,要是有甚麼亡靈逮住你,你便行為怪異。大概十二年前,有一些美國人來見我,說:「母親,請教我們如何在空中飛行。」我說:「為甚麼?你們不是有飛機了麼?」他們說:「不,我們要在空中飛行。」我說為甚麼?他們說:「因為俄國正做那些超心理學的實驗,我們也要照樣做。」我說那些人會被亡靈附體,結束自己。我說我不會教這些東西。如果那些俄國人來見我,我也會這樣說。但那些美國人還是說:「不,我們還是要學。」我說,如果我告訴你,你便會變成那些亡靈的奴隸,不停的抖顫。儘管如此,他們還是說:「即使這樣,我們還是要學。」他們說俄國人做的,他們也要做。最後我問誰介紹他們來的,他們說了一位先生的名字,他是孟買的一名記者。我告訴他們這位先生從前正是患上我剛才所說的問題。他經常離開身體,進入另一個世界,東看西看,最後他完全不能主宰自己,後來我治好了他。但他竟然以為我既然能治,就一定能令人進入那個狀態。我治好他的病,為甚麼你們卻要得到他的病,他們執意如此。最後我才發現,他們在美國開有利用超心理學賺錢的生意,這是極端危險的事情。
這是因為運動的方向不是通過寬恕輪,而是移向左邊或右邊,即潛意識和超意識。其後果可能不同,但在霎哈嘉看來,都是一樣的。那些進入潛意識界的人可能看見我別的形相,好像那些吃迷幻藥的不能看見我,只看見光。而那些進入潛意識的,他們會看見一些形相和事情,他們以為是到達了天國,其實他看見的是進化過程中的過去,那是過去的一切。因此超意識界和潛意識界都是十分危險的。因為如果注意力移向左邊,便會產生癌症那類不治之症。因此要小心,不要到那些術師那裡去,他們會控制你,或告訴你一些關於過去或未來的事物。
我們毋須知道過去或未來,有甚麼需要知道呢?知道了有甚麼作用呢?好像我告訴你我是怎樣來到會場的,途中有交通阻塞等等,你會有興趣聽麼?你們為何會對過去有興趣?那對今天甚麼價值也沒有。可是那是人類的一個弱點,他們總要在自己的人格上附加上一些極端人為,並不真正存在,或是毫無價值的東西,然後說,我能做這,能做那。
在印度一般人都走向寬恕輪左邊,因為他崇拜神。他們要崇拜神,但卻與神沒有聯繫。就好像我沒有連接這個麥克風,便不能向你們說話一樣。但他們沒有聯繫,卻去崇拜神,唱各種崇拜歌,行禁食,折磨自己。他們是走向左邊的人,愛高唱讚歌等等,甚至二十四小時不停。這樣,亡靈便把他們吸向左邊。
又如他們不斷唸誦羅摩的口訣。也許你們說蟻蛭仙人(Valmiki)就是這樣唸誦的,但是誰叫他這樣的?是Narada。Narada是降世神祇。你們自己或任何人可以教別人這樣誦神的名字嗎?無論你們唸甚麼名字,都不能達到神。你們到了那裡?你們會到了另外某處,那裡可能有個僕人叫羅摩,於是他便會逮住你,而你會變得行為怪異,像個瘋癲的人。
至於超意識那邊,有些野心很大的人,他們陷入瘋狂,毫不考慮集體,只想到自己。出了問題時,我們也很難說服那些受害者,讓他們知道走錯了路,直到他們徹底完結為止。
寬恕輪是天國的門戶,是每個人都要通過的。耶穌基督便是在這個輪穴之上。在印度的經典中,祂叫摩訶毗濕奴(Mahavishnu),是羅陀(Radha)之子。祂的本質是由十一個毀滅力量(Ekadasha Rudrus)構成。但最主要的本質卻是格涅沙的純真。因此祂是純真的化身。純真的意思是完全的純潔。祂的身體不是由大地之母造的,因此祂的身體不會毀壞,祂是唵(Omkara),因此祂死後能夠復活。祂是羅陀之子,你們很容易便能看見祂和其他神祇的關係,在Devi Bhagvat一書,便有摩訶毗濕奴的記載。
可是誰會讀這本書呢,沒有人有時間讀這本書。他們只讀那些沒有用的書,讀那些書,你們不能找到關於降世神祇的知識。因此要明白耶穌基督,你們要讀Devi Bhagvat。可是如果我們向基督徒這樣說,他們根本不會聽,因為對他們來說,聖經是最後的根據。這怎麼可能呢?因為聖經中所記載的,只是耶穌一生中的四年。在其他書中,也應該是有提到祂的。因此我們要張開眼睛看那些書,然後自己去判斷那是否真理。但他們欲成立有組織宗教,所以他們說:「只是這樣。」沒有其他。因為如果有其他,他們的組織便會瓦解。可是事實不如他們所想那樣。
因為Devi Bhagvat一書曾清楚地描述耶穌。靈量可以幫助我們證明這點。當靈量昇起,停在寬恕輪,你們要唸誦主禱文,否則寬恕輪便不會打開。你們要喚醒耶穌基督,否則便不會打開。你們要唸誦祂的名字,否則寬恕輪不會打開,這證明耶穌基督是主宰這個輪穴的。甚至你們唸誦摩訶毗濕奴的名字,寬恕輪也會打開。因此你們要正視這些證據。只是你們想擁有耶穌基督,才會否定他人,視他人為異端。你們是大錯特錯了。
每一部經典都有人去竄改它。每一部經典都是這樣。我可以告訴你們薄伽梵歌的情況,他們把錯誤的飲食觀念放進去,那是與科學違反的。說傾向答摩的人是吃肉的,那根本不對。因為吃蛋白質的人應自動變成傾向剌闍的人才對。因此這部分是人們根據他們的需要改動過的。但開頭的部分沒有改動。在開頭部分,克里希納說:「是你殺那些人嗎?其實我已經把他們殺了,你還可以殺誰?」是那些婆羅門把經文改掉的。
至於在聖經,錯誤由保羅開始。保羅這人和耶穌沒有任何關係,但卻進入了聖經。我不明白為何保羅會在聖經之中。他只是個傾向超意識的羅馬士兵,而且是個很壞的士兵,曾殺害過許多基督徒。但忽然間人們把保羅當作聖徒列入聖經,而且為世界各地接受,但如果你讀他寫的章節,便會知道他根本不是個得到自覺的靈。他是從超意識說話的,他是一副組織機器,一無是處。使徒行傳是他寫的,在使徒行傳,保羅把耶穌的門徒描繪成像被鬼附的人那般,完全是傾向於超意識的人,他們行為怪異,以致被視為癲狂。你們可想像耶穌的門徒是這樣的嗎?但如果你是基督徒,卻須把這一切生吞活剝,因為那是在聖經之中的。但如果你是個天生自覺的靈,便會懷疑這些廢話。你會問:「誰是這個保羅?他是從那裡跑出來的?」因為保羅所說的和耶穌基督所說的不同。
現在時候已經來臨了,我們要知道所有宗教都是同一的。所有宗教都是同一生命河流的部分。所有那些降世神祇都是互相支持,互相滋養,互相照顧的。祂們之間完全合拍。你不可能看見祂們互相反對。當然這一點也是要證明的。只有提昇靈量,我們才能證明這一點。如果你是得到自覺的靈,同時能提昇別人的靈量,你會驚奇所有的神祇都在我們不同輪穴之中,我們要逐一喚醒他們。有時候,我在印度談耶穌基督時,人們便譴責我,說我在傳播基督教。但如果我在英國談克里希納,人們便譴責我傳播印度教。現在我要告訴你們,是羅陀創造耶穌的。你們看耶穌,祂豎起兩隻手指[食指、中指],像這樣。一隻表示克里希納,一隻表示毗濕奴。耶穌曾說「天父」,那麼誰是耶穌的父親?是毗濕奴,即克里希納。因為經上是這樣描述摩訶毗濕奴的。經上說克里希納自己也崇拜他的兒子,並說:「你將成為宇宙的支持,同時無論誰崇拜我,崇拜之果都會到你那裡去」。克里希納把耶穌基督放得比自己還要高,你們也可以看見摩訶毗濕奴的輪穴在喉輪之上,祂是每個人都要通過的門戶。克里希納祝福自己的兒子,說:「你將成為宇宙的支持」。你們可以看見,格涅沙在根輪處,根輪的意思便是根和支持,可是耶穌基督卻被放在果實的支持和根部那裡,所以是同一力量在那處,並一路進化上來,當我們的寬恕輪打開了,便可以知覺到耶穌基督。
當靈量上昇,便會打開寬恕輪。但如果你過份自我取向,兩邊的汽球很緊迫,便甚麼也不能通過。又如果你傾向於超我,性格懦弱,易受宰制,使超我的氣球扭曲,寬恕輪也不能打開。我們要使它恢復平衡,從左邊移向右邊,或從右邊移向左邊。在得到自覺後,你們便能明白這些霎哈嘉瑜伽的技巧,現在是不能明白的。如果得到平衡,寬恕輪也會變得良好,沒有扭曲。這樣靈量上昇時才能通過。如果你是個正常的人,不傾向於自我或超我,那麼提昇靈量,通過寬恕輪是毫無問題的。我來到德里以後,從早到晚都要清理寬恕輪,這裡的人極端自我取向,他們全都以為自己是世界級的行政人員。德里是個寬恕輪很壞的地方,這裡有些很驕傲的人,充滿虛榮心,以為自己正在統治世界。那些行政人員和政客便是這類人,全都是自我取向。這類人很難給他們自覺,首先要降低他們的自我,他們要接受神才是至高無上的存有,是我們的主,是這個世界真正的王,這樣靈量才會上來。有些人的眼東張西望,以致損害了寬恕輪。耶穌曾經說:「聖典叫你們不要犯姦淫,我說你們不要有淫邪的眼睛。」看,耶穌特別提到眼睛,因為祂就在那個位置,控制著眼睛。可是在西方,很難找到一個男人或女人是沒有淫邪的眼睛的。他們都是基督的信徒,卻有這樣可怕的眼睛,真不知他們做過些甚麼,他們正走向瘋狂。他們無法固定他們的眼神,要時常的東張西望,左顧右盼。他們的眼睛很貪婪,要經常看這看那,但全然沒有喜樂,他們只是周圍去看人,卻全然沒有喜樂。
Translation from Hindi:
Let Me tell you in Hindi. One of My acquaintance had come, his wife was a simple person. When she came to London, she saw people’s eyes looking like this (seeing here and there/ roving eyes). So she asked, “What is happening?” I told, “This is known as flirting”. […]

心輪 Heart Chakra New Delhi (India)

心輪  Heart Chakra
1983年2月1日 印度德里
Today again I must thank Mr. Swanowaphala for singing such a beautiful song about the Devi. I was very much impressed the way Patrick told you that they are confident that they can solve any problem. That’s what it has to be. That’s the sign of a Sahaja Yogi who has reached a very great height in his understanding about himself and about others.
女神的輪穴位於胸骨正後方的脊柱裡面,這個輪穴位於幻海的上方,即腹部上方,也就是霎哈嘉瑜伽中所謂的幻海上面的位置。這是各修行者所需跨越的橋樑,是由女神來保護著的。當外界不良的力量試圖攻擊修習者時,她會幫助所有求道的人去通過這一關。
在兒童時期,免疫系統的抗體慢慢在胸骨裡面形成,它們就好比是保護心輪守護女神的戰士。直到十二歲,這些抗體慢慢被製造出來,然後就分佈到全身去。成人以後,就開始抵抗,面對任何外界不良的能量或疾病。這些抗體知道如何去和外來不良的能量作戰,他們也很有自信,且有辨識敵人的能力。所以任何反對神性力量的髒東西要進入人體,它們都有辦法抵禦。比方說,從我們吃的食物,或說錯話,不好的言辭,不好的行為,或者邪惡的人用妖術,邪術這些東西侵入我們身體,這些抗體會集合起來,去打擊這些入侵者,把這些不好的東西趕出去。
那些在兒童時期沒辦法把心輪部分的抗體發展得很好的人,在他們成年之後就會產生有很多不好的後果,令他們受苦。因為這些抗體發展不是很完整。小時候,如果父母親用恐嚇的方式去教育他,他長大後會感到極度的不安全。這些小孩子會很害怕黑暗,很害怕夜間到來,甚至有些人碰到甚麼事情都有恐懼感。因為在身體內製造的抗體數目不夠,這個輪穴變得很弱,就讓他有恐懼產生。這個小孩長大以後,到學校去,或者他想要為將來計劃,或做些甚麼事情,他可能很脆弱。會對外來的一些事物,比方說老師對他責罵,或者人家對他的看法,很快及很容易退縮。所以在成長過程中的小孩,需要注意他,照顧他免得他的抗體數量不夠,影響到他將來的一生。
在西方社會,他們甚麼事情都喜歡分析,把人與事物分成很多部分,分成一格一格來講。首先以小孩來講,他們會認為小孩是自私,不是很天真純潔的。第二點他們又認為青春期是很不穩定,很情緒化的階段。在印度,我們並不瞭解有青春期的想法,因為印度的文化背景和英國不一樣。這些青春期的小孩會一堆堆的聚在一起,批評或對比他們年長的人作怪,捉弄他們。開始時是老師,再來就是他們父母,甚至於比他們年長的人,他們就會去鬧,去捉弄他們,反叛性很強。他們腦子變得非常活躍,因為他們看太多電視,接受太多現代社會的文明,他們的行為變得非常乖張,有暴力傾向,這是讓人無法想像的。
我曾經住在距離倫敦約二十五英哩的地方,每次我要去倫敦時候,在火車上,我常看到許多小孩子不守規矩,做些很糟糕的事情。有天我坐在火車上,這些小孩就跑到我車廂裡面,開始把椅套拔出來,還用小刀亂劃墊子,把車上所有的裝飾品都弄得亂七八糟,而我只是坐在那邊看著他們。我說:「你們鬧累了嗎?你們請坐下吧!到底是甚麼問題啊?」他們說:「我們就是生氣啊!」其實這些小孩都是上很好學校,穿著也是很體面的,但他們就是這個樣子。火車停時,我就請票務員進來,把小孩胡鬧的事情告訴他,他進來以後說:「這事情很常有啊!」後來大概是因為我的抗議,這些調皮的小孩就被請出去。
但是,我知道這些小孩的心輪全部都受感染。當他們看到我時,都坐下來,而且很安靜,他們都聽我的話,而實際上我是安定了他們心輪的中部,讓他們不會那麼躁動,平靜下來。那些小孩說:「我們對母親很生氣。」我問:「為甚麼呢?」他們說:「因為我們的兄弟都對母親生氣。」我說:「你們的兄弟為甚麼要生氣,有甚麼意義嗎?」這時候我才發現佛洛依德的理論把母親所該有的地位都破壞掉了,所以這種理論是反對神的思想。
對印度人來說,母親是最基本的信念,因為母親給小孩安全感,即使做父親的脾氣很不好,小孩仍會依靠母親這邊,因為母親有辨識能力,她知道甚麼時候應該生氣,甚麼時候不該生氣,母親會保護這些小孩。
「母親很重要」這個觀念在西方完全被破壞,這就是為甚麼西方社會的小孩這麼感到不安全,長大後,他們也是極端缺乏安全感。你不會相信,像他們這樣平常打扮得光鮮,打扮得很優雅,常常清理他們的房子,連隻老鼠都不會跑進去,但是他們會這麼沒有安全感。和人家講話時,只讓人家站在外面,不敢請人家進屋內談,尤其在倫敦。因為他們都很害怕。沒有人會相信統治我們的英國人居然是這麼害怕的民族,但他們事實上就是這樣。為甚麼他們這麼害怕,互相恐懼,害怕別人,害怕自己。主要的原因,就是他們的心輪被感染了。
我告訴你第一個理由,為甚麼小孩會感到沒有安全感,因為這小孩不知道他放學回家時,他母親會不會在家裡;他們的母親沒有辦法承受許多痛苦,保持笑容,不把自己的痛苦顯示給小孩看。他們許多的痛苦都來自丈夫。有些母親不斷的把丈夫那邊受到委屈告訴孩子。這小孩心靈於是產生懼怕,不能從媽媽那邊得到安全感,反倒是這小孩給了母親安全感。所以這小孩從很小開始,就會變得很負面,具攻擊性,很情緒化,他會認為他是生長在一個完全充滿憎恨,不安全和恐懼的環境裡面。
當這些求道者生長在這些國家中,同樣的會有不安全感,他們必須去找一個導師,往往有很多是假導師,這些號稱導師的人會折磨他們,榨取他們的錢財,把他們甚麼東西都拿走了,有時讓他們很孤立無援,不知該何去何從。
但是在印度,女神已降世多次。當負面的力量傷害地上真正的求道者時,這女神就化身到地上來拯救他們。這些事情通常都是被人們所接受的,但他們從來都不是在心裡接受,他們只接受大概有這麼一回事,而不是真有這麼一回事,他們認為這是一個神話,說女神化身到這世界來拯救人類,他們不相信會有太初的母性力量降世成人,趕走那些惡魔,拯救人們,拯救這些求道者。
在霎哈嘉瑜伽,當靈量上升但卻停在心輪部位,你就要唸口訣「札格丹巴」(Jagadamba),然後靈量才會上升。這也就是說,這女神坐於心輪,如果你崇敬她,靈量就會上升。這個輪穴有十二塊花瓣,女神有千手千眼,還有一萬六千經脈,這麼多經脈,是要走到全身各處去,發揮不同力量,應付各種情況。但第一件她必須要做的事情,是經由她的慷慨,仁慈,悲憫及無限的耐心,吸去人類所犯的各種罪惡。
在聖經上有句話:「恐懼的工價是罪惡」,或者你可以換另一種方法來說,「罪惡的工價是恐懼」。如果你內心有恐懼,就是犯了違背真我及違背神的錯誤。因為,如果母親是全能的,那麼她可以為你解決所有的問題,你無時無刻都在她的保護之下,那你為甚麼還要有恐懼呢?那也就是說,你根本不相信她真有那麼大的力量。當人恐懼時,心臟會開始跳得很快。發佈有規律的指示給所有的抗體,告訴全身抗體集合起來,應付緊急狀況。
但是,當某些人在他們一生中不斷累積許多不安全感,那會造成一些身體上的問題。如果他們在年幼時有不安全感,成人以後,他對很多方面都會有不安全感。比方說,一個做妻子的,如果她對丈夫沒有安全感,他的丈夫是個不務正業或不正當的人,或和其他的女人糾纏不清,做妻子的母性就會受到傷害。當她的母性受到侵害時,她的心輪就會變弱了,她會受痛苦,甚至會得乳癌。而這種不安全感也有可能只是她自己憑空想像的,許多人就是憑空想像而產生不安。
這方面的恐懼,在西方社會比較常見,因為西方社會的生活方式鬆散無根。家庭結構不是那麼緊密,對任何事情都不很在乎。你問他們任何事情,他們都會說:「有那裡不對嗎?」一個做丈夫的會說:「擁有情婦有那裡不對?」做妻子的也說:「好吧!如果他想要有個情婦,就讓他去擁有吧!」在印度,沒有女人會忍受這種情形。她為了家庭,寧願忍辱受凍挨餓,寧願作任何犧牲,但是她絕不會去碰一個有情婦的男人。
印度婦女的力量來自強烈的貞節觀念。印度婦女對貞潔十分重視,只要她們是貞潔的,沒有任何事情可打擊她們,阻止她們。但如果她們是不貞潔的,她們心中很快就會形成恐懼。貞潔就是女性的力量。許多心中有恐懼的女性都是有貞潔方面問題的。恐懼自己貞潔受干擾的女人,也會有心輪方面的問題產生,這樣會導致乳癌,呼吸系統方面的問題及精神病。
當女人失去她唯一的小孩子的時候,她會十分傷心,覺得她的母性結束了,這時候心輪就會嚴重受損,這對女人來說是最糟糕的一件事了。但是如果她不是女性,徹頭徹尾的男性化,她就會對這事漠不關心。我看到在西方社會,女人對於她們小孩的死亡都不太關切。因為她們根本不像女人,如果你是個女人,你絕對會因為孩子的死亡而哀痛,而不是無動於衷。但經過一段時期,這些女人會恢復過來,為她的丈夫、她的家人、或以後的孩子,她會堅強地生活下去。這是當她的心輪健全時才有可能達到的。她對不如意事不會懷恨在心,也不抱怨,遇事沉著穩定,而且可承擔一切,她們能堅忍,並且盡心幫助小孩,但是她們從不會寵壞小孩。她們知道寵小孩比打小孩更糟,也不會去縱容小孩,也不會被小孩子主宰。她知道她要帶領小孩子成長,並且照顧他們,使他們行為正當,有理想,有美德。一旦小孩子有出軌的情況,做媽媽的會盡力去把孩子導回正途。但那些從不關心小孩子實際成長過程的媽媽,就會盡量去逃避這一切責任。
就男人來說,如果他很小就失去母親,或他的母親是個很殘酷的人,他的心輪就會受損。此外,如果他們有經歷過戰爭,看過很可怕的事情,這些人會非常情緒化,而且很容易被別人愚弄。
那麼,應該怎樣改善心輪呢?
在霎哈嘉瑜伽裡,有很多方法可改善心輪,使我們獲得信心。就像今天節目的介紹人說的,他從來都不習慣說話。我看過好些演戲演得很好的演員,當他們來到我們的公開聚會時,對我說:「母親,請不要叫我們演講,因為我們不知如何演講,我們會演戲,但是我們不懂得和人們說話。」於是我就試了幾次叫他們說話,但是他們只是短短的說了兩三句,口中嘰哩咕嚕的,口齒不清的說了一堆話,然後就坐下了。我發現他們所有人的心輪,都傷得很厲害。也許他們缺少母愛,或不愛自己的媽媽,或者他們不了解女性貞節的可貴。所以那些用色瞇瞇的眼神去注視所有經過的女性的男人,也會使心輪大傷,產生許多問題。其中之一是肺癌。
但是我也看過很多因為不注意生活細節而使心輪受損的例子。比如說有些人習慣先把自己泡在很熱的水裡,然後到很寒涼的地方,這樣,心輪會嚴重損傷。另有個例子,看起來很簡單,但大多數男人都忽略了。在天氣很熱的夏季裡,很多人只穿一件單衣或者是T恤,裡面都沒有穿內衣。這樣很不妥當,任何情形下,男性最好是穿一件內衣,否則當他流汗的時候,心輪就會有問題了。
對人類來說,各式各樣的情緒問題是導致心輪受傷的主要原因。如果夫妻間常常在家裡吵架,尤其是做媽媽的十分專橫,小孩子的心輪最容易受傷。如果爸爸好宰制的話,小孩的心臟會容易出問題,所以夫妻間絕對不要在小孩子的面前吵架,這是非常重要的。
位於心輪中的女神,她已來過地上千次了,而她在心輪那裡保護著你,不過要你先值得她來保護才行。你知道嗎?當她化身來到時,她的身體是由各類型的自然力所結合而成的。就像她是一個泡泡,而泡泡上面覆蓋著許多東西,這就是她從宇宙諸神處得到眾多的特質。例如,她的頭髮來自死神閻犘(Yama),鼻子來自財富之神奎伯拉(Kubera),耳朵來自風神波代拿(Pavana)。她的身體是用諸神的精要來作成的。諸神把自己的特質貢獻出來給女神的化身,使她能從事各樣的活動。
女神保護她的孩不受負面力量侵害。她看起來是多麼的溫和甜美,但同時也非常的猛烈,她可以殺死任何人,既溫柔又猛烈(Atisaumya Atiraudra),這兩種特質只有在女神化身中存在。因為她是宇宙之母,她會不惜任何代價來保護她的子女。有時候子女們會離開母親而迷失,她會用某些方法去把她孩子拉回來。
首先,她去除求道者的恐懼感。第二,她製造更多的抗體去醫治心輪。而且加強那些已經很疲憊的抗體的能量,使他們能再度抵抗敵人。
即使在日常生活中,她也會顯示許多神蹟來證實她的存在。有一次,有位女士來看我,她來得很遲,我就問她遇上了甚麼問題?她說:「沒甚麼,不過我坐的巴士翻下去二三十呎深,它翻滾下去,然後四個輪子著地,毫無損傷,我們坐在車子裡的所有人都沒有受傷,但是司機卻感到很難過,就跑掉了。於是車上有個會開車的人就去發動引擎,車子居然動了,我們就這樣回到孟買了。在路上,他們就問:「車子上一定有聖人在,不然我們為甚麼毫髮未傷,只有聖人能保護我們。」而那位女士帶了有我相片的戒指,他們看到了就說:「哦,那是錫呂‧瑪塔吉女士的弟子哪!」於是都向她下跪說:「妳救了我們,妳救了我們!」
所以,在你們的生命過程中,不斷發生許多神蹟。有時候你看到意外發生,突然間又過去了。有一個新聞記者,他和另外一個記者朋友,兩人坐車來,他們經過的是一條很泥濘的下坡路。突然剎車失靈了,司機對他們說:「剎車失靈了,唸神的名字吧!」然後他想起我的名字。突然間,他們看到一輛卡車迎面而來,眼看就要相撞了。他們已把眼睛閉上,然後,天曉得發生了甚麼事──他們睜開眼睛時,看到大卡車走上斜坡,而他們的車則是駛落斜坡,並沒有相撞。他們大為驚異,這是如何發生的,看起來就像有人把車子提起來,然後再放到大卡車的前面一樣。就這樣被救起了。當時那個司機也把眼睛閉起來,唸我的名字,這是可能的。有無數的人經驗到神蹟,但他們都不知道那是怎麼發生的。
所以,你必須相信,母親就在我們裡面,在我們的心中,若果她被喚醒,她就會照顧我們,她會給予各種各樣我們所需要的保護,沒有任何事需要驚怕的。
但是人們常感到驚恐,我知道真的是那樣。就連英語的結構也是這樣。任何時候他們都說:「我恐怕……」「我恐怕我必須走了」。那有甚麼好害怕的?如果你要走,就走好了,「我恐怕如果我……」他們就一直這樣神經過敏。當你和他們講話的時候,你可感覺到他們真是驚恐嚇壞了,而你會覺得緊張,然後你會因為他們的過度緊張而不知道該如何去接近他們。
這些人會很神經質,其中有一個主要原因是,他們計劃太多,想得太多,分析太多,腦中的「自我」太強,然後影響到心輪,因為自我影響到心輪,所以有了「害怕」。實際上,如果你太過自我,會從別人身上看見自己的影子,你會害怕別人,因為你認為別人和你有同樣的自我,而你真的會很害怕他們。
這種現象在現代東方社會也是很平常的,在印度就是。假設你要去政府機構的辦公室,要小心了。無論是甚麼人,即使只是一個僕役都會沒有理由就向你大吼大叫。他們隨時隨刻都大聲吼叫,說甚麼話都是大吼大叫,他們向你吼是因為他們內心沒有安全感。一個工人害怕他的工頭,工頭又害怕他主管,主管又怕他的上司。到最後,部長害怕選民,選民又害怕部長,整個系統變成一個惡性循環,變成沒有安全感,大吼大叫有甚麼用?有甚麼值得去大聲吼叫的?但人有虛偽的認同,人就不再是人,只是某種身份地位而已。你要不然就是某秘書,或是某助理秘書。我實在不知道究竟誰高誰低,然後又有其他甚麼文員書記,諸如此類,你只是個名稱,其他甚麼都不是。就因為這樣,你必須有個大嘴巴吹牛,然後再對人大吼大叫,不然別人就不會相信你真的是個「人物」了。
人類錯誤的認同是因為心輪沒有發展得很完善,如果心輪很好,你就會是一個很完善的人了,因為你的母親生了你,你本來就是完好的,不需要去害怕另一個人,他也是母親的孩子,所以沒甚麼好害怕的。
但是人類一開始穿上衣服,麻煩就來了,比方說,他穿上一套西服,他會馬上開始說英語,如果他穿上了印度服裝,他就會去說印度話,這是人們弄出來的一種極膚淺的認同,因為他們的內心沒有深度,如果他們心中有根,就不會這樣膚淺了。就因為這樣,他們產生恐懼。因為他們知道自己是表面化的,其他人也是表面化的,他們有他們的意思,我們有我們的看法,所以,如果我要不給他面子,怕他也會不給我面子,這樣的恐懼存在於人當中,然後人的腦子裡又想到另外的一招,為甚麼不使用手段玩弄別人而使自己往上爬呢?這是第三種,貶低別人抬高自己。
如果所有的人都出自同一個母親,那你怎麼可能比別人高呢?你永遠是母親的小孩,在母親的眼中,你不會比其他小孩子更好,你們都是一樣的,相反的,如果你想耍花樣,搞鬼,母親也會處罰你的。
母親所做的第二件事是處罰小孩。開始時是很溫和的,比如說:小孩子不好好吃飯,又挑皮搗蛋,她就會說:「好吧!你不想吃,今天就不用吃了。」這是個很簡單的懲罰方法,但之後,她會說:「如果你想要用你的方法,那就去用吧!」
比如說,我告訴這些人不要做這個,不要做那個,因為不合適。在一開始大家集合的時候,我告訴他們不要另外安排住所,應該讓所有霎哈嘉瑜伽修習者住在一起,而不要把他們分開。但是那些負責安排行程計劃的人卻認為,還是最好使用空屋子或是公寓。因為他們自認為是很聰明的策劃高手。但是你知道,我說了些很簡單的事,可是其中卻是有特殊意義的,你們必須要了解。後來,他們還是照原來的想法去安排了,於是乎有半數左右的人開始抗議:「我們想和霎哈嘉瑜伽修習者住在一起,和他們作伴」。於是,他們被安置了。至於其他的人──英國人,你知道,他們現在的心情不同了,他們十分容忍,最後他們說:「好吧!如果我們不被安排好,就住在公寓房間裡吧。」就這樣,他們只好待在幾間房裡。結果怎樣?開始下大雨了,一直下,下個不停,使得這些人無法在事先搭的蓬子下準備要吃的食物,最後那些負責安排的人只好把他們再換到其他地方去,結果還是和其他修習者在一起,正好像我一開始所吩咐的那樣。如果他們早聽了我的話,就可以省了錢又少了麻煩,而且根本就不會有任何問題產生了。這就是為甚麼我不時的用一些小技巧,小方法,來讓我的子女了解到他們自己是多麼愚笨。
母親可玩出很多花樣來給大家看,而且在生活過程中輕鬆遊戲的態度是母親的一個很重要的特質,因為如果她對子女很嚴厲的話,他們就會嚇跑了。如果她的作法,是像其他的導師──比如真正的導師也一樣,這些導師會打自己的弟子,又有時候會用繩子把他們吊起來!你無法想像,這些導師是如何對待他們的門徒,有些人從弟子那裡拿走大量的金錢,也有些拿走很多的東西。他們要門徒完全的降服,而且要很卑恭屈膝的。這些導師真是折磨自己的門徒啊!不過母親是不希望那樣做的,所以她常用些小技巧來糾正子女們所犯的錯。
我現在來舉個例子,有個導師,他是我在五,六年前認識的,他來到孟買附近的一個小村落,那裡住著一位霎哈嘉瑜伽女修習者。然後這個導師就叫他的弟子來拜訪這位女修習者。這個弟子去了,並且告訴她:「是這樣的,我的導師快來了,他想見錫呂‧瑪塔吉女士,而且他告訴我只有太初之母(Adi Shakti)才能清除我寬恕輪的障礙。」那位女修習者不太了解她的意思,就問道:「你的導師在做甚麼?」那人說:「天啊!不要談他!」並且作了個不想聽的表情。「不要提他的名字,哦!妳不會知道他是怎樣的一個人」。女修習者就問:「那為甚麼你的導師不打開你寬恕輪,當然錫呂‧瑪塔吉女士是會來的,但是為甚麼他不替你打開呢?」於是那弟子說:「不行,不行,他說只有錫呂‧瑪塔吉女士才可以做到,其他人都不行。他大約五年前把我送來這裡,然後說:『第六年有個太初之母會來,她會打開你的寬恕輪』。真是難令人相信!這個可憐的傢伙為了寬恕輪閉塞所苦,他的導師來時又使他再受苦。於是這個弟子來見我說:「錫呂‧瑪塔吉女士,我的導師來了,他要見妳。」
結果我去看那個導師,他坐在那兒,脾氣很不好,鼻子都脹得大大的。當然,我到達的時候,他觸摸我的腳,頂禮和其他的禮儀都作了,他粗聲粗氣的對待弟子,然後問我:「我的徒弟有沒有觸摸你的腳?他的行為表現還可以嗎?」我說:「他沒問題,但是我不明白你為甚麼不打開他的寬恕輪?」那個導師說:「讓他下地獄去算了!我才不去打通他的寬恕輪呢!誰又打開了「我」的寬恕輪呢?我為甚麼要去打開他的寬恕輪?我就說:「這樣不好,我應該打開。」他說:「是啦!是啦!妳會的,因為妳是宇宙之母,而我不是。」說完就進去了,然後他的徒弟告訴我:「錫呂‧瑪塔吉女士!我導師把我的腿綁起來倒吊在這口井上面!整整吊了三天。」我就問:「為了甚麼事情他把你吊在那裡?」那徒弟就說:「不要去問任何人。」然後,那個導師就進來了,說:「對!對!我把他吊起來了!沒錯!我還會再吊他!」錫呂‧瑪塔吉女士就說:「你為甚麼要吊他?」那導師說:「他抽煙,因為他抽煙,所以我把他吊在那兒。」我說:『你抽煙啊!我就把他拉高又降低,又上又下,來來回回,我說:『我在抽你啊!』──這個導師把自己的徒弟用這樣的方法來折磨!真是殘酷!
我說:「你為甚麼要做這麼可怕的事情?」他說:「不然要怎樣才能有紀律,我又不是宇宙之母,我不知道要怎麼做才能有紀律,這是我唯一懂得能叫他守規矩的方法。」「妳繼續去寵他好了,但我還是要用這個方法叫他聽話。」我說:「好了,你現在閉嘴,讓我把他的寬恕輪弄好。」於是我用了大約兩分鐘把他的寬恕輪障礙清除了。「好了,他的寬恕輪好了」。然後那個導師說:「他有沒有答應妳他不抽煙了?」我說:「他沒有啊!」他說:「妳最好叫他答應,否則我就三天不准他吃東西。」我說:「天啊!這真是一個可怕的導師!希望上帝把這個可憐的徒弟從他那裡救出來!」
但是,你們要知道,那個人的意思是,一個弟子一定要守紀律,他必須完全了解他是他導師,但那個導師說:「看看這些人和你嘻嘻哈哈的,妳仍然不說甚麼。」我說:「我不需要說甚麼,因為我知道如何來改正他們。」
所以這就是母親的特質,她能改正人們的錯誤,她知道誰對她有懷疑,誰對她有誤解,誰又對她有正確的看法。她甚麼都知道,所以她沒有甚麼好擔心的,心也是完全安定的,她也不會像那個導師害怕弟子的行為會出軌或有其他甚麼不對,因為她知道如何去改正。
又有一次我遇見一位紳士,他是一個霎哈嘉瑜伽修習者,他來我這裡,然後解釋一些事給我聽:「母親,妳不知道,事情如此發生…….」我說:「我真的不知道嗎?你認為我甚麼事都不知道。」他說:「是啊!母親,妳怎麼會知道?」然後我告訴他,他小的時候喜歡玩曲棍球。結果他承認了,又問:「好吧!母親,妳對我完全了解,但是我真不知道妳是如何知道的?」
宇宙之母是能看見一切的,藉著某種方法,她會知道。至於她是怎麼知道的,在現階段是不能解釋的。如果她想要知道的話,對於你所做的事,她都能清清楚楚的知道。
母親的第三個特質,就是她是摩耶幻相(Mahamaya)。她像你一樣的說話,一樣的坐著,行為和你一樣,一切事都和你一模一樣。而你對這女士的高深莫測是無法探究的,她用那樣完美的方式所玩的一些技巧是你想都想不通的,因為她是摩耶幻相啊!你認為你自己很好,然後去告訴別人有關你喜愛母親的事,又試著去做任何的事,到最後你會發現她甚麼都知道。當你發現到這個事實的時候,漸漸的你會明白:「她對我所有的狀況是知道得一清二楚的,所以我的一切行為最好要正確才是。」她是怎麼知道的呢?因為她就是在你的心輪中央啊!她知道所有你做過的事情,你正在做的事,或是你想要去做的事。那麼她怎樣來使行為正確呢?不論你在做怎樣的錯誤事情,她就會使這事情達不到結果。如果你說:「母親,我現在決定了,要這樣做,我非要這樣做不可。」從長遠的意義來看是不會成功的,你必須要確實的了解,你的確是宇宙之母的兒子。
我們曾經在孟買或是其他地方想要些土地,沒有人辦得到。我們試了又試,他們甚至於想利用黑市交易及賄賂腐敗的官員等等,我說:「這類的事我是不會去做的。」他們就說:「母親,那我們要如何來完成呢?我說:「會達成目標的,別擔心。」然後這些修習者就開始說:「母親,那不實際」,「母親要這樣,母親要那樣…….」而大家所說的一切,到頭來是非常的不實際的。我說:「到最終,當你們為霎哈嘉瑜伽準備完善的時候,你們自然會得到該有的土地和集體靜室。如果時機不成熟就先有了集體靜室和金錢方面的捐獻,你們會發現各式各樣的壞蛋和邪靈都會跑來把錢亂搞,然後所有的心血都泡湯,紀律會大亂。
這就是為甚麼要給孩子們一些時間去犯錯,從做錯事的過程中,可以學到我們做錯了甚麼,應該怎樣去改正。一旦他們了解錯在甚麼地方,就很容易告訴他們正確的作法,還有該如何去改正。但是若他們一直自以為非常聰明,又是很不錯的人,那就只好讓他們去自找出路了,母親會說:「好吧!沒關係,就照你們自己所要的去做吧!」
你們要知道,母親突破了好大的困難才把人們從幻海裡救出來,那是很不容易的,是一項很龐大的任務。有時候,要同時提昇好幾千人的靈量,就好像我要舉起一座大山一樣,真是辛苦極了!但是一般那些還沒有經過改正的人,會認為我非要給他們自覺不可,這是一種很通常的想法,他們這種愚蠢的自我表現使我覺得很可笑,他們居然認為可強制我給他們自覺!他們開口閉口都說:「我來到這裡枯坐三天,為甚麼還沒得到自覺。」好像我沒有給他們自覺是犯了罪一樣!
故此,一個人對母親的態度要漸漸轉變,他開始想:「她來這裡是為我的幸福,她唯一關心的就是我的福祉,她會用某些方法來使我得到自覺,她做得很辛苦,我必須要配合,我要學習去合作,為了我好而她去做這些,我要了解這一切都是為了我好。」有這樣的正確態度,就非常容易成為一個真正的門徒。
不過,這樣的門徒和一般的兒子或女兒是不一樣的。母親是一位導師,毫無疑問的,從你一生下來的時候,母親就是導師了。對母親來說,要像其他一般的導師那樣的嚴苛無情,那是不可能的。母親不可能像他們一樣。任何人都不能用嚴苛的方法去教導別人,一切要你自己的智慧去明瞭。你應該如何有正確的行為,怎樣去得到自覺,又如何去改變自己不好的態度。」因為如果你太自私,甚麼都想到自己,又愛出鋒頭,這樣母親就會說:「對!對!你很偉大,你真是非常非常了不起!」你知道嗎?直到你突然發現你的「自我」和「超我」變得好大了,然後,她會說:「好了,你過來,你已經替自己造了一大堆毛病,我來幫你治好吧!」所以最好不要做那些錯誤的行為。
一方面,她很願意用所有的力量把你從一切的麻煩中解救出來,比方說,你有心臟的問題或其他的問題,她會不顧一切的去解救你,去治療人的心是不容易的。人們認為母親治好了我們,沒事了,認為是理所當然的,其實並非如此。當你加入霎哈嘉瑜伽一段時間之後,有件事會讓你意想不到,就是當你想去治療別人的疾病的時候,你自己會病上三天。去治療別人是不容易的,那些替別人治病的人,有時候是透過鬼靈來完成的。另有一些被鬼靈附身的人也會替人醫治疾病,因為他們自己就是鬼靈化身,那鬼靈對他們也不會產生影響。他們治療病人時,實際上是放了一個鬼靈到病人身上,而使病人變成鬼靈的奴隸。又像是信仰醫療師,或其他的,比如超意識治療等等。但是當他們在治療病人時,你必須要知道,他們是把一個更嚴重的問題放到病人身上去了。其實那些病人並沒有真正被治好,而他們實際上是把一些疾病放到你身上或是病人的身上。這是非常冒險的遊戲,千萬不要隨便去做。
如果一個霎哈嘉瑜伽修習者想要去治療別人,而他又無法把對方放在真空的瓶子裡,那他自己就會發生問題,會被對方的不良的能量感染到。所以我對所有霎哈嘉瑜伽修習者的建議,就是絕對不要去治療任何人。如果你想治療別人,就使用我的相片,分發我的相片給別人,但是雙手絕對不要碰觸他人的身體。可以告訴他們如何治療自己,但不要去醫治別人,因為你不是鬼靈,如果你做了,會受很到很大的傷害,所以要小心,使用我的相片是最安全的方法,對方會因為對著相片靜坐而有親身的體驗,因此信心增強,穩定度更高,你也會平安無事,不受到任何的感染。
例如昨天,這裡來了一些病人,有人看到就對病人產生憐憫心。結果,他們通通被病人的病氣感染。你們不需有這種憐憫心,難道你們的憐憫心會比我更多嗎?不需要把病人帶來這裡的。不需要這樣做。如果碰到有病的人,你自己不要去碰他,只要告訴他:「母親會照顧你,我們不用說甚麼,你必須用錫呂‧瑪塔吉女士的相片來治病,這樣就會痊癒的了。」
否則你的心輪會受到感染,因為那不是你的工作,你不應該去做的。如果你想去治療別人,有時候是因你的自我驅使,若是出於自我,這樣你便會有麻煩,不是說你不能醫治別人,你是辦得到的。但是你必須要有那樣的程度才行,就是不會因為治療別人而變成有過度的自我傾向。但是,很不幸,那些去醫治別人的修習者都是出於自我,到最後,無一例外,通通都離開霎哈嘉瑜伽,成為恐怖的靈媒。當他們在電話上和我通話的時候,我感覺好像有毒藥灌進我耳朵裡一樣,他們的可怕是你們無法想像的。
故此,這是十分重要的,得到自覺的人不要沈迷於醫治別人,因為你的心輪會受到破壞。在一個充滿恐懼的國家裡,人們的心輪很容易受到感染。另外還有些事情令人產生恐懼,令心輪受損。比方說,去看假導師的書,或是某些內容很驚嚇的書籍,有些人看有關靈量的書便害怕,因為他們無法承受!任何書籍只要是會令你感到驚恐的,也會使你的心輪變弱及危殆。
心輪有兩方面,一方面是母親的兄弟,毗濕奴(Vishnu)降世成羅摩(Shri Rama),在我們的心輪右部,代表那照顧孩子的父親。故此一邊是父親,一邊是母親。雖然父親和母親是兩個方面,但母親亦是父親的姊妹,而舅舅亦是求道者的父親。你們都知道,舅舅比父親更大。這心輪中的舅舅就是毗濕奴和羅摩(Shri Narayana),祂照顧受母親保護的門徒。祂像父親一樣了解孩子。因為在這階段,他們還未認識全能的濕婆神(Shiva)。故此舅舅便照顧孩子,直到他們長大能面見父親。我們也可以說,帕娃蒂(Parvati)、烏摩(Uma)或德維女神(Devi),在母親心輪的位置。在心輪裡,舅舅照顧女神的孩子,若女神給孩子自覺和重生,那時舅舅便會照顧她的孩子,幫助孩子們建立對父親的安全感。
每個人的心輪右部都代表「父親之道」,父道是很重要的,如果心輪右部受損,或有些毛病,就會得哮喘病。哮喘病的成因是因為心輪受到傷害或是和其他一些心輪的疾病引起的。在孩童時期,哮喘病是很普遍的。因為小孩和父親之間的關係有問題,對父親的了解程度,或你自己的「父道」有問題,都會得哮喘病。因為這樣你必須去問那修習者,到底有怎樣的一個父親。有位先生來問我:「為甚麼碰到我的人都問,我的父親是怎樣的父親?每個人都問,我的父親是怎樣的,和我有甚麼關係?」事實上,很多人感到他心輪右部有問題,才問他父親,因為父親和「父道」都在心輪右邊的部位。如果心輪右部弄壞了,就會有一大堆問題跑出來,有許多是我目前不便詳述的。
你會了解到一個沒有父親的人,是多麼的缺乏自信心,而且行為是多麼的不正常,又有些人不知父親是誰,這些人會變得頑強任性,放縱而任意妄為,或者是表面上很規矩,私底下卻是放縱無度,無法無天。失去父親的人是不太懂紀律的,因為通常父親是告知紀律給子女的人,或者這些人常在悔恨和不快樂的情緒中過了一生,他們會對自己的小孩極度的嚴厲,再不然就是過度的寵愛小孩。就是說,要不就溺愛,要不就嚴苛。像這樣的人,小時候可能是非常的守規矩,但長大以後,反而會過度放縱而漫無紀律,這是一種很不平衡的個性。
因此那些沒有父親的人要知道神祇羅摩(Shri Rama)是他的父親,他不用為任何事情擔心,羅摩用一支箭就可以殺死任何數量的敵人,要堅信,羅摩的力量可以克服任何困難。不論是父親健在或是已死亡,完全不需要去害怕的。如果父親已過世了,你可以告訴他不用替你擔心,你很好,請他在平和的狀況下去轉世投生適合的地方,不要執著於塵世的一切。這就是關乎心輪右部的。
心輪左部是你的母親,不論怎樣,任何人都是一樣的。這是「母親之道」,如果你的母親對你非常的不好,或是態度很荒謬可笑,或是母親和你之間的關係極差,那麼左手的感應就會顯出來給你知道了。
所以這兩個要點對人類來說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一個霎哈嘉瑜伽修習者能夠有堅定的心,認為天上的父母就是他的父親和母親,那很多問題就會很容易就解決了。但光相信是不夠的。就好像你坐在車子裡,然後想,要去某處,這樣子是不會到達的,你必須要有動作,發動引擎,踩油門,轉方向盤才行。在霎哈嘉瑜伽裡也是一樣,你必須要有行動,去清除在各輪穴中的障礙,使靈量提昇得更高,並且維持不墜。在霎哈嘉瑜伽裡,「你想」,「你覺得」等是不重要的,你可能會認為你在團體裡的表現很好,很不錯,但事實上不是那樣,真正的是你實際上到達的程度,你的靈性提昇到甚麼樣的境界。就像我所說的,你光是坐在車子裡,甚麼行動也沒有,那車子是不會動的。你應該有所行動,而不是光說不練,最重要的是你有沒有把霎哈嘉瑜伽彰顯出來。極少人知道這個重要性,大多數的人只是從早到晚不停的說這個,講那個,卻沒積極的付諸行動。
即使我現在跟你們講話,我也一直在打開你們的心輪,我一直不停的在做。會有效的,等到演講結束的時候,你會發現心輪開了,就是這樣,因為我知道怎樣去做。我說話的時候,一直在看你們的心輪,發生了甚麼問題,那裡感染到了,然後我到那個位置把它打開。
這就是你們應該做的,即使在說話的時候,也能彰顯出來。或者你很安靜,即使舉起手來,不管你做任何動作,即使是看人一眼,也都能彰顯出來。而不是作一大堆議論。
人類最大的恐懼是他們認為自己犯了很多錯,永遠得不到自覺,會被毀滅,會下地獄去了。這是不對的,如果他們自己不想下地獄,那沒有人會去的。如果你自己想停止墮落,你是辦得到的,現在時機到來了,你將會得到永恆的祝福。
願神祝福你們。
Today’s lecture I’ve given you ah in a way that you should understand importance of confidence, […]

香港座談會 Hong Kong (China)

香港座談會
1983年2月1日
 
 
今天我們作為一個追求者坐在這裡。我們在內裡是一個追求者,但我們不知道自己要追求些甚麼。我們以為自己要追求金錢,我們以為自己要追求權力,我們以為自己要去追求情感上的滿足,這些都只是在理性的層面發生作用。那些富有的人到最後會發現,金錢不是他們要追求的。如果這些追求是有效的,當他們達到目標,那就成為他們所想的,他們便會找到意義。就好像一個工具,例如燈泡,若燈泡不發光,便沒有意義。我們一定要找到意義,這是我們身上所發生的最重要的事情。以神的名義,以任何其他的名義,人類建立不同的企業,即使在香港,也是有這樣不同的企業。但神是沒有企業的,在進化過程中,人類身上要發生最後的突破。你們從阿米巴原蟲進化成人類,這是從生命力量而來的,不是去做運動,做倒立的姿勢就成。所有都是自然而然生出來的,就好像花朵變為果實,我們沒有做些甚麼,花朵是內置了這個變化,這也是「霎哈嘉」(Sahaja)的意思。Saha的意思是同在,ja的意思是出生,這是你們與生俱來的,這是在你們內在的。這種自然的過程,從前馬丁‧路德也描述過。他認為天主教所做的完全不對,他要脫離天主教。但當他死去,人們就放棄了他所說的合乎自然的看法。
 
在聖經中已寫明你們要追尋自己,那納克也說你們要追求自己,穆罕默德也說同樣的事情,印度教知道他們要得到重生。人人都會說,但他們只是在口裡說,做些演講去收取別人的金錢。這不是一場演說,你們也不能用錢去買。這是不用勞苦的事情,這是生命的過程。這不單在一人或十人身上發生,還要在成千上萬人身上發生這個突破。這是一個進化的過程,現在時候已到,我們這時代的人要大規模地得到自覺。現在已有成千上萬的人得到自覺了。我曾看見一萬六千個從不同村落來的人齊集,他們所有人都得到自覺。但在香港,人們說沒有時間去得到自覺,因為他們都十分富有,所以耶穌說,讓富有的人進入天國十分困難。這是十分可憐的,那些有學識的人,他們知道現代社會所面對的種種問題,人類正在紛亂之中,但他們沒有醒覺到他們需要做些甚麼,他們也不想去面對,他們只會受催眠術和種種花巧東西吸引。
 
我現在一定要向你們說,時候已經到來了,這就是最後審判的時代,最後審判的時代已經開始了,你們或以為神會坐在巨大的機器降臨在地上,然後按照人的重量去審判人類,你們都弄錯了。你們不要再弄錯,因為這是最後的機會,最後審判已經開始,你們都要受審判。不是神親自去審判你,而是你內在的神要審判你。神就住在你裡面,在你的心裡成為純潔的靈(Spirit),若你不知道內在的靈,你不會明白神,也不會明白自己,因此你要知道你內在的靈。你們的所有壓力、問題,那些可怕的疾病,如癌症等,都要把你拖低。除非你們明白自己,否則便沒有解決的方法,你不能再想其他解決方法了。若你真的關心自己,真的愛自己,愛整個人類,你便要明白要有些事情在人類身上發生,使人類得到進化。但若你對十分庸俗的事情已感到滿足,例如到教堂、回家、上班工作、賺錢等,我便沒有甚麼可說了。但你們不會甘於這樣,因為滿足和喜樂的泉源在於你們的靈,這是你們內在的,而不是那些外在的事物。如果是的話,那些富裕國家便沒有問題了。例如在瑞士,我看見青年人不斷找尋方法去自殺,如果富裕能解決問題,他們為甚麼要這樣做?你們要知道,在我們內在有一個力量,這力量使我們從阿米巴蟲進化成人類,這個力量所造就的事情是有目的的,不是要去浪費千萬年去創造人類,然後死去。人類是有一個很偉大的目的。因這偉大的目的,全能的神創造了你,讓你進入祂的國度。祂想你進入天國,去享受天國。這是事實,這是很久以前應許過的。不是要給你長篇大論的演說,演說已人人說過了。這其實是一個經驗。一個從神而來的活生生的經驗。你們是活生生的人,因此要有這活生生的經驗。這不是說那些感性上的經驗,這是真實在你內在發生,你們的雙眼能看見在其他人身上是如何發生的。
 
我現在只用很短時間向你們說,但我所說的是十分重要的事情。這是一個機制,一個活生生的機制。在我們之內,這是內在的力量,就好像在種子內潛伏的力量,在我們脊柱底部的三角骨內,這塊骨頭是我們身體最重要的骨頭,十分有力量及神聖。這塊骨頭稱為聖骨(Sacrum),人們很早以前已知道,在這骨頭裡有一個力量。這是願望的力量,這願望是要成為靈,這是純潔的願望,這力量是最純潔無暇、最絕對的。要成為靈,這就是瑜伽、聯合的意思。這力量就在這裡,當她提昇時,你可以用眼睛看到她在人身上的跳動。很多人談論靈量,但我十分驚奇,他們對靈量沒有甚麼認識,卻寫下厚厚的書。有的說靈量在這裡,靈量在那裡,有些人像青蛙一樣跳,怎會是這樣呢?他們說他們的導師是這樣教他們的,說靈量上昇,人就會像青蛙般跳。你們不是成為人然後再成為青蛙。有些導師說要學飛行,你們怎樣會飛呢?你們不是要變成雀鳥。
 
在你們身上要發生的是,當靈量在你體內上昇,她會穿越其上的輪穴,這些輪穴就是醫學所說的,在脊柱上的神經叢。這些輪穴標誌著人類進化的不同歷程。當靈量穿越這些輪穴,這些輪穴便受到啟發。靈量繼續上昇,穿越頭蓋骨,給你真正的洗禮,而不是教會那種洗禮的儀式。
 
就是這樣發生,這就是真實。當靈量上升,你可以在頭頂感到跳動,當跳動過後,你會感到有清涼的風,從我處流出來到你身上。若你們單獨的時候,你會感到清涼的風從你處流向其他人。
 
這已經由不同的先知、不同的降世神祇和不同的經典預言過,時候已經到了,這些預言都要實現出來。但我知道有很多人去欺騙,利用這個時機帶來荒謬的東西。其實那些真正得到自覺的人都在喜瑪拉雅山躲藏起來,我認識他們,他們大部分我都認識。他們對我說︰「把這些事情說給人類知道並沒有作用,他們只會把你釘在十字架上,人類不能接受真實,他們只喜歡虛假,他們只喜歡受人欺騙」這是他們對人類的看法,因為他們看見的人類都是受人愚弄的。你們要看見靈量的跳動,在你體內上昇,穿越頭頂。這不會造成任何傷害,當靈量上昇,你會完全感到平安,感到鬆弛。首先你在沒有思慮、心無雜念的覺醒狀態,這是靈量昇到你的額輪時發生的。在額輪的兩面你看見有這個自我和超我,它們在我們之內,因左右交感神經系統的作用,形成兩種力量,一邊是願望的力量,另一邊是行動的力量。在我們兩眉的中間,是一個交叉點,左右分別是自我和超我。在兒童時代,自我和超我是連在一起的,但到十二歲開始便分開了,骨頭也硬化了。但當靈量昇起,這些骨頭便會軟化,你會感到這塊骨是軟化了。因此耶穌說你們要像小孩子,才可進入天國,耶穌也說過我將在你們面前如同火舌。我不想向你們說有關梵文的記載,因為梵文的記載很多,特別是商羯羅,他重整印度的思想體系,他也有說過靈量,但印度教並不十分明白他。
 
佛陀也說過同樣的事情,佛陀說你們要得到覺醒,得到自覺,而這些必須要在你們裡面發生。但我不知道有多少佛教徒得到了覺醒。他們對覺醒的理解和真實相距很遠。覺醒是如其所如的,你不能改變它,你不能去組織神。神就是如其所如的,祂總是這樣,不會改變。你要看見神是怎樣,你要看見真實,與真實所存在的一樣,你不能去命令真實。
 
在我們內在有不同的輪穴,第一個輪穴是最重要的能量中心,你們或許察覺不到,這個輪穴就是我們體內的盤骨神經叢。這個輪穴是我們內在純潔的特質,我不知道在座有多少人知道純潔對我們人類何等重要。純潔的重要性你不會明白,直到你喪失了為止。純真能給我們分辨方向的力量,因為這是大地之母的磁力透過這輪穴工作。你們知道候鳥由西伯利亞飛到澳洲,它們怎樣做到?因為它們內在有這磁力,因此它們能飛到很遠。
但人類用他們的自由而失去了這純真,真是令人驚訝。人類不重視他們的純真,不知道純真的重要性,及如何去保護這種純真。雖然人們失去了純真,但現在時候已經到了,即使那些失去了純真的人也可以得到自覺。
 
另一個重要的中心是臍輪(Nabhi Chakra)。在臍部,這中心給你追求的力量。人類首先追求食物,然後追求權力,追求金錢及其他東西。但最後當你變得越敏銳,你便會發覺你所得到的,都不是你所求的,於是你便會去追求超越的事物,但你仍不知道要追求些甚麼。
 
今天我看見西方社會,尤其在英國及美國,有很多跟隨我的人,他們生出來都是真正的求道者,但他們不知道要追求些甚麼。某人說某人自我太大,最好飲些酒,於是那人便飲酒,走向昏沉的一面,他們以為昏沉是他們所追求的。起初是過度活躍而產生問題,於是他們就走到超我,由一個極端走到另一個極端。
 
你們在圖中看見,靈量在中央穿越,就像佛陀教導你們要在中道。靈量只會在中道上昇,穿越各輪穴。任何極端都不能幫助你們,你們以往的追求也不能幫助你們,你們只需要等待在你身上要發生的事情,因為全能的神創造了宇宙,祂也同樣去照顧這宇宙,祂也同樣照顧祂的子女,祝福他們,讓他們承受天國。在此你們不能做甚麼。我們的自我只是個幻相,自我只能做死去的事情,不能做有生命的事情。就如我們不能把花朵變成果實,我們做了甚麼呢?想想吧!當我們以為自已做了甚麼甚麼,我們只是不必要地把重擔加在頭上。我們其實甚麼也沒有做過。人們於是有另一個問題,他們會說:「若我們甚麼也沒有做過,那我們索性不去做任何事情了。」你不能做甚麼來使靈量上升,這是事實,這是自然發生的事情,因此稱為Sahaja。
 
但當你得到自覺,你成為這個狀態,能量便流經你的身體,你便知道這些技巧,鞏固自己的技巧,知道怎樣使用這力量的技巧,怎樣給別人自覺的技巧等。
 
今天我已說了很多,現在我們可以得到自覺。若事情成就的話,我們便要忠誠地對待這事情。之後我還有講座,我會繼續講下去。我現在希望你們得到自覺,首先你們得到自覺。如果這裡一片漆黑,沒有光,若我說這裡有甚麼東西,你們不會看見,只當是聽故事罷了。你或許會相信我所說的,但這只是盲目的相信。你們必須內在有光,親自看見這真實。
 
在你們身上發生的事情十分奇妙偉大,在一次的演講中我不能盡說。當然你們可看這些書本,我希望今天晚上,你們回家看這些書,並明白我說的是甚麼。這是很深的,你們都是追求者,你們要明白,你們要有自尊。你們都是追求者,你們活著不能沒有追求,你們最好能夠得到,這樣你們才能得到滿足。
 
我不知要再說些甚麼,你們如果有問題可向我發問,讓我來解答你們的問題會更好,然後我們便開始得到自覺的步驟。
 
問﹕當得到自覺後,要多久才能成為完美?
答︰要達到最好不能用時間去衡量,例如你學駕駛,首先你要熟知汽車的各項功能怎樣使用。令車開行的力量,就像是你們右脈的力量,你要知道怎樣去平衡、去駕御,然後你才成為駕駛者,之後你便成為駕車師傅了。但要多久時間才能做到,你能回答嗎?那是很難說得準的,這視乎你的潛能有多少。有些人要用兩個月時間,有些人要用一個月時間。例如有個從孟買來的練習者,起初他不大愉快,因為他不習慣鄉村生活。我們一起住在鄉村,我沒有到城市去,我在鄉村工作了八年。你們知道印度的鄉村生活是怎樣的,要面對很多問題,對他來說十分吃力。他真想離開,但他是個求道者,因此他再次回來,得到了他的自覺。之後他去了澳洲,給三百人得到自覺,他已成為靈量的師傅了,他知道如何提昇別人的靈量。還有數千人像他一樣,他們在英國、印度、瑞士、法國等。有數千人像他一樣,他們都成為師傅。有些人要一兩個月時間,有些人要六七年的時間,他們總是上上落落,這要視乎你是屬於甚麼類型的人。有些人很快便達到了。得到進步的最好方法是讓其他人都得到自覺。若你懂得如何使其他人得到自覺,你便會更加明白靈量,你開始使用這個力量,變成師傅。我們醫治了許多疾病,如癌症和其他疾病。你們可以靠自己做到,因為這是你們內在的力量。但你們要知道如何掌握,如何保護自己,如何使用這個力量等等。
 
在香港我們沒有中心,但如果你們想有的話,會很快成就,但現在我們還沒有。我從沒有想過會在香港開始,因為很多得到自覺的,之後就迷失了。有些得到自覺後到香港的,之後又迷失了。若你們有這個願望,我們可以有一個中心,給別人醫治,使人得到自覺,以及得到霎哈嘉瑜伽的知識和技巧。
 
我感到很滿足,你們問這問題,希望達到完美的境界。如果這是你們純潔的願望的話,明天得再回來。得到自覺後,你會立刻得到集體意識,你可以提昇靈量,這並不困難。但你們內在有些問題需要去照顧,好像你買了一部二手車,當你使用時,你發覺車身出現許多問題,你要去修理。你會知道怎樣去修理,因為你自己看過了這部車,知道如何去修理。你懂得修理自己的汽車和別人的汽車。你不用逃跑,在森林裡躲藏起來。你就在這裡,你自己會有很多活力去成就事情。
 
問:這種瑜伽和超覺靜坐有甚麼不同?
答:你們要進入靜坐的狀態,而不是去強逼靜坐。這是不用勞苦的。靜坐的意思是當靈量上昇,你便進入一個醒覺狀態,你清楚四周的一切。不是能量從你的身體出來,而是能量流經你的身體。你知道手指代表哪個輪穴,你能知道自己輪穴的情況,也知道其他人的情況。這不是催眠術,或叫你念誦某人的名字一百次,然後就變成怎樣的人。這不是你們要去付錢,然後才成為能靜坐的人。他們這樣說,因為他們是開公司做生意。有些人問我給了多少人得到自覺,就好像問有多少花朵開了。這是自然的流動,就好像香氣自然散發一樣。因此當你們有相反的一面,例如黑暗的一面,你們便知道有光。現在時候已經到了,有一個很大的撤旦力量在工作,說他們是甚麼甚麼。我不用說我是甚麼,我只想你們知道你們是甚麼。除非你們得到,你們才去接受。你們現在不用否定,這是你們自己的力量。我不會向你們說我是甚麼甚麼,即使我有力量,那有甚麼呢?月亮、星星也有很多力量,那又怎樣?重要的是你們的力量是怎樣的。所有這些毒物、無用的東西都在,因為他們開辦企業做生意。但我這裡沒有甚麼要去售賣,你們不能用錢去獲得。現在你們都沒有思慮,你們看著我,沒有雜念,你們現在已經可以做到了。
 

99

100

在印度有個人去找那導師,便會患上癲癇症,因為那導師叫他念咒語,使他患上癲癇症,最後倒在街上。我把他治好了,我問他念了甚麼咒語,他說是這個那個,用了三百鎊才取得的。用三百鎊換來這等荒謬的事情!我不知道這類咒語生意從何而來。另一個導師坐在七層的高台上,說你們要交很多錢,才可以達到他的境界,於是很多人就交出金錢。只有那些自我很大的人才交出這麼多錢,以為自己是某人某人的信徒,那便完了。然後你可以做任何事情,可以走私、欺騙別人、毆打別人等,你喜歡做甚麼就做甚麼。他們好像得到了甚麼名牌,那個導師會在地獄中拯救他們,可惜那假導師已首先進入地獄了。這些人以神的名義賺取金錢,耶穌基督有用神的名義去賺錢嗎?我們有那納克、迦比爾,我們國家有很多聖人,其他國家也有很多聖人,例如老子,他會用神的名義去賺錢嗎?中國人會否用老子的名義去賺錢?這些聖人醫治了很多人,他們有沒有利用這些來賺錢?你怎能做出來?這全是出於愛。愛是十分有力量的,在霎哈嘉瑜伽中十分受尊崇,是我們十分重要的神祇,你們可能忘記了。即使是佛陀,在我們內在都有一位置,耶穌基督有一個位置,耆那教的大雄有一個位置,那納克有一個位置,所有神祇都在我們內裡有一個位置,因為他們都是神不同特性的一面。他們住在我們裡面,如果他們被喚醒,便會照顧我們。
 
問:……。
答:當你得到自覺後,你會知道怎樣探測輪穴,例如今天我這隻手指如火燒,這代表甚麼意思?這代表臍輪左邊,代表胰臟出了問題。這是十分嚴重的,如果胰臟有毛病,會引生十分嚴重的問題,例如血癌是因為胰臟不好所引致。因此你們要知道這些,你們要明白這些技巧,這是十分重要的。這是對自己的知識,以及其他精微事物的知識,是你們以前所沒有的。
 

102

得到自覺後,你們便會知道,靈量也會教導你如何鞏固。自覺是靈性的光啟發了你的注意力。而人們所說的靈是在我們的中樞神經系統中感應出來,這是完全可用經驗驗證出來的。你們要在中樞神經系統中感覺那永恆的靈,你們的注意力會從中樞神經系統中表現出來。但現在你們的中樞神經系統還末完全發展好,仍然未連接到上天的力量。在得到自覺後,你會感到在你裡面上天的力量。就好像如果這個擴音器沒有接上電源,但當接上電源後便能發揮作用。你們就像一部電腦,當接上了電源,便能發揮作用。得到自覺後,你能解答很多問題,你從生命能量當中得到答案,就是手上的涼風。你會享受你自己,你自己成為喜樂的泉源。現在你們的注意力還未受到啟發,注意力還是漆黑一片。但當靈量上昇,我們的靈便受到啟發,就好像一盞煤氣燈,煤氣燈有一個進氣孔,煤氣燈本身沒有光,但煤氣燈的進氣孔打開了,便可發出光來。同樣,當我們的注意力接觸到那進氣孔,我們的注意力便受到啟發。你們能得到啟發,這是我們內在活生生的過程,這就是自覺(Self-realisation),這就是永恆的靈的實現,這不是口頭上說說而已,這是真正實現的過程,而且你能夠成為自己的師傅。正因為這樣,神才把這力量放在我們身上。就好像我所講的,她在你們內在提昇,最後穿越頭頂,得到了自覺。但這是如何發生的呢?就好像你去問花朵如何變成果實?你不能解釋所有有生命的過程。但怎樣做到?我現在會告訴你們。 […]

臍輪 New Delhi (India)

臍輪 Nabhi Chakra

1983年2月1日 印度德里

The music was very fine and elevating to all of you. The effect of music in Sahaja Yoga is tremendous, and if a Sahaja Yogi sings the song it’s so great that it acts like a mantra upon My being. So I’m very thankful to Mrs. Venogopalan for singing such a beautiful song today. It stirred Me completely. Then Gavin Brown was very sweet. He’s an Englishman, very gentle and a very steady Sahaja Yogi. […]

維也納第四次公開講座 (Austria)

奧地利維也納第四次公開講座
1982年9月30日
我向所有追求真理的人致敬。在之前的講座,我告訴了你們位於下半身的能量中心。今天我想講述其餘三個在這兒、這兒和這兒的能量中心。這些能量中心對人類都很重要。
當人類抬起頭,這個被稱為喉輪的能量中心建立了一個新的空間向度。它有十六塊花瓣,彰顯在我們的交感神經和副交感神經系統。十六個神經叢照顧我們的眼睛、鼻子、喉嚨和舌頭,我們的眼睛、部分眼睛和整個面部的表情。當人是自我取向,他會像這樣仰起頭。當他是超我取向,他就會像這樣垂下頭。這個能量中心對人類,對霎哈嘉瑜伽都是極之重要,因為雙手在霎哈嘉瑜伽扮演著重大的角色。
用手來表達是宇宙的語言,這種表達方法是最好的。就如盲人、聾啞的人,對他們來說,最好用雙手。雖然我們移動手指和用手勢來表達自己,但我們的雙手卻仍未得到啟發。當這個能量中心獲得啟發,我們的雙手也受到啟發。這個能量中心有兩邊,一是在右,一是在左。當人感到內疚,左邊的能量中心便會有阻塞,阻礙靈量的上昇。因此我經常要求西方的求道者先在心裡說:「母親,我並無內疚感。」我們這些思想制約,是來自所謂的宗教,所謂心理學家和一些我們年幼時照顧我們的人。
當父母對物質性的東西很着緊,時常向孩子大叫或糾正他們,說:「別弄髒毯子,別弄髒這個,別弄髒那個。」內疚感就是這樣在我們心裡形成。當我們在學校,在大學成長,這種內疚感可以很牢固地在我們內裡形成。
要以極大的愛心和諒解去教育孩子,一般人都有這種想法,特別是那些奉行要用洗腦的方法去管教孩子的人。但這種洗腦的方法卻會令孩子有內疚這種滑稽可笑的毛病。同樣,討論內疚這個題目的心理學家,並不了解這種討論的後果。當這些心理學家談內疚,他們不知道這些是病理性的個案。這是不正常的,這是不正常的個案。當你開始概括地談論這些不正常的個案,它便變成一般的疾病。他們與被邪靈附體的病人一起工作,卻沒有任何保護自己的措施。這就是他們染病的原因。一旦他們染上這種疾病,藉着說︰人發展內疚感,這是源自內疚感,那是源自內疚感;他們便以更大的範圍去擴散這種疾病。
神以自己的形象來創造人類。人類是不用無緣無故感到內疚。若俗世人類的法官不能判你有罪,那位充滿慈悲的法官又怎會判你有罪?你由亞米巴原蟲進化到這個階段,神創造你為整個創造的縮影,你竟然在這個階段感到內疚。當祂想你在這偉大的時刻,裝飾你的靈的寶座,你卻變得內疚 – 這是非常令人失望,整件事都極之令人失望。你內在的進化,不是要令你內疚。
就如王子將要被加冕成為國王,王子卻突然停下來說:「噢,我有罪,我不能成為國王。」自憐比自殺更差勁。右脈的問題與左脈的剛剛相反,這類人說話充滿侵略性,他的個性品格是既用說話來打動人又用說話來奚落人。因此這類人形成很刻薄和枯燥乏味的個性。
有一個牙醫來見我。他是牙醫,他告訴我:「母親,我失去笑的能力。我現在不能笑。我的肌肉根本沒有心情笑。我變得毫無情感,我不能笑亦不能哭。」他因此去見一些聖人,所謂的聖人,聖人說:「噢,你現在已經超越一切。」我們對靈性上很偉大的人就是有這種誤解。這些偉大的人理應是慈悲的海洋,愛的海洋和寬恕的海洋。除此之外,最重要的是他應該能帶給人喜樂,而非悲傷。
通常我看到的聖人畫像或雕像,他們看來都是十分悲傷不快。一些藝術家、建築師為教宗和主教這些人物雕刻建造雕像,雕造出來的樣子都是很悲傷,因此沒有人想接替這些人物的位置。有時候,這些具侵略性的人,因為他們的侵略性,亦變得左脈。即使是他們與別人說話所採取的態度,他們也感到內疚。這樣你兩邊的能量中心都會出問題。若能量中心不平衡,你會患上脊椎炎。內疚感或富侵略性都能產生這種情況。特別是若你感到內疚,便會患上心絞痛這種心臟毛病,你的左手亦會變得僵硬。
我已簡短地向你們介紹了喉輪。今天我要講解三個輪穴,亦想告訴你有關靈。
喉輪之上是額輪。額輪是位於腦垂體和松果體的區域,也正正處於視覺神經叢。我額頭這個記號顯示額輪的其中一扇窗,另一扇是在頭的後部。這個能量中心是極之重要,因為它控制你的自我和超我。耶穌基督,我們的主耶穌就是住在這能量中心。很多牧師聽到我這麼說都很震驚。基督的十字架是象徵自我和超我在這兒交錯的十字架,它們極之接近。這就是耶穌基督被安置,被賜予的位置。這是要透過祂被釘十字架來成就,藉此祂精微的身體進入我們的意識。耶穌基督在十字架上說:「現在它已經建立鞏固。」祂說的成就是建立鞏固耶穌基督在這個非常精微,非常難進入的能量中心。
祂是,祂的身體,祂的身體是由你們感受到的生命能量所構成。這些生命能量在梵文被稱為Om或Chaitanya。因為祂是生命能量所構成,所以祂能在水上行走。某天有人告訴我說基督在某處誕生,現在祂要上電視。我說:「最好叫祂在水上行走,你便能找到祂。」這個建立鞏固是很重要的。在釘上十字架的一刻,當祂在那狀態,祂只說了一句話,這表示某件事情要通過祂被釘上十字架來成就完成。「它」。「祂沒有說一切都成就了 – 祂只說:「它已經成就了。」
祂談及聖靈的未來,祂會寛恕因為無知而對祂所做的一切。可是,祂不會寛恕違抗反對聖靈的人。祂說:「我會派一位顧問,向你們解釋一切;我會派一位拯救者,來拯救你們;還會派一位安慰者,給你們安慰。」第三件祂說的是:「你們要重生。」在整本聖經中,只有祂這樣說。摩西和這些人,是祂說:「你們會重生。」像我那天告訴過你,因為摩西和亞佰拉罕忙於建立身體這個綠色部分的平衡。
只有基督說,喚醒你內在的基督,喚醒你的力量就是重生。我們開始為人們施洗,你委派某人為牧師,找點水來放在某人頭上說:「你已經受洗了。」這樣做是那麼人為做作,因為什麼也沒發生。你只放點水,任何人都能做到。真正的洗禮是你要提昇靈量,要突破。基督沒有說:「你拿點水放在人們的頭上」,祂有這樣說過嗎?第二次出生要發生。第二次的出生,出生即是進化的過程,或你可說是活生生的生命過程要發生。梵文鳥兒被叫作Dvijaha,覺醒的靈也被叫作Dvijaha,即重生。像鳥兒首先是蛋,它在蛋殼裡生長,成熟,最後破殼而出。鳥兒出生時個性已經轉化,變成另一種東西,絕對與蛋完全不同的另一種東西。
在復活節我們送蛋給人來提醒他們,你們現在是蛋,你們要變成鳥兒。我不認為人們了解這一點,因為復活是基督的訊息。釘十字架是完成實現,而復活則是祂的訊息。
我就是不能了解,為何人們令基督看來那麼悲慘哀傷。他們顯示基督皮包骨的掛在十字架上,一副骨頭怎能背負那麼大的十字架?米高安哲羅是繪畫基督如其人的覺醒的靈,基督是個巨人,健康、充滿活力和喜樂,並非悲哀可憐的漫畫角色。
我想只有虐待狂才喜愛見到別人悲傷。或許這就是原因,因為我在下面見到一副被視作是基督,可憐兮兮的骨頭放在桌上。靈性生活絕不悲慘,基督來到世上是一件值得自豪的事。因為當祂在我們內裡被喚醒,祂吸掉自我和超我。即是祂帶走我們一切思想制約、我們的行動和業(karmas)。用基督徒的說法,祂吸掉我們的罪。祂為我們而死。祂經歷一切苦難,沒有留下任何苦難讓我們來經歷。
現在沒有人需要悲傷。例如,猶太人說:「噢!我們… 他們否定基督,因此他們說:「噢!我們要有苦難,我們要受苦。」所以他們好好地受苦。因此希特勒出現,讓他們能受苦。他們以為這是宗教虔敬的生活,對嗎?今天,這一群曾受苦的人走向另一端。他們做盡一切跟他們的宗教沒有關係的事情。因為最重要的誡律中最重要的是:「你不能殺人。」
你如何解釋這基督徒部隊,以基督的名義殺掉那麼多無助的人?小孩子、天真的小孩子、婦女,他們並無犯任何罪。以神之名,以基督之名,以穆罕默德之名,這些人只是施展他們的虐待狂。那些愛心和神的憐憫的字眼在哪裡?穆罕默德談及Rahamat,常常談及Rahamat,他稱神為Rahim 。Rahamat即是慈悲,Rahim是慈悲的化身。人們難以理解這些國家,他們對神,對降世神祇做了些什麼,沒有人能解釋。佛陀的追隨者,像日本人和中國人,他們做著什麼?
摩訶維瓦(Mahavira)的追隨者,變成極端的素食者。他們甚至連街上的蚊子和小蟲也想拯救。他們愚蠢到讓一些蟲子吸食覺醒的靈的血,只為讓蟲子能得到自覺。我們要知道,這種荒謬的素食主義 ,我們是否要給雞自覺?我們對動物,對桌椅比對自己的孩子更仁慈。人類走錯了方向,正確的方向是在中央,等待最後的昇進。當靈量上昇,它帶你通過這道基督之門,通過祂是唯一的途徑。
因此我說人人都要通過祂進入神的國度,那是你內在的邊緣系統。自我和超我代表你的過去和未來。一個思緒出現,離去,另一個思緒出現,再離去。一是過去,一是將來。我們的思維遊走於思緒之間。我們要在這兩個思緒中央,即現在。
單單只在演講時說:「你們要在中央」,是不能達到的。藉着演講、派襟章、成立組織或張貼某些明信片在頭上,是不能達到的。所有誠實的求道者要知道,這全是外在的,與內裡毫不相干。
若你是真正的求道者,你便知道這些都是縱容自我,也是十分誤導的。我們要以正確的觀點,以人類恰當的智慧去了解。當你穿越你的額輪,便會變得無思無慮。因為你把你的注意力建立鞏固在現在。
我要重申一點,這並非人為虛構的,而是實現實踐要發生,它要在你們內裡發生。你的意識知覺要被啟發開悟。不是只說:「我是個覺醒的存在體」,給自己發假證書。
當靈量通過頂輪這個最後的輪穴,千塊花瓣,開啟進入神的精微力量,進入祂的愛和慈悲之中。此時,你變得無思無慮,處於完全喜悅,完全放鬆的狀態。透過涼風,你首次感受到全能的力量。這是可蘭經中被描述為“Ruh”,在印度經典叫作”Chaitanya Lahari”的聖靈的涼風,即知覺的波浪。亦可說是開悟了的知覺的波浪。很多很多用梵文寫的書籍有相關的記載,但它們並沒有翻譯出來。有些人到印度學習梵文,他們卻只對文化的漏洞感興趣。就像盜賊只對銀行的漏洞感興趣,他們去那裡學習了解,以印證他們取得的銀行弱點漏洞。
在印度六世紀後期,一場稱為性力派(tantrism)反神的大型起義發生。侮辱神祇,不神聖的行為被視為性力派的象徵。他們的行為令神祇感到嫌惡,因而消失。他們在周圍製造了一個地帶,把一切邪惡負面的力量集合以供他們使用。梵文稱這為bhoota vidya(魔鬼的知識)、preta vidya(邪惡的知識)等等,簡單地說即是墳墓的知識。請不要騷擾他人。那些想誘騙催眠別人,想賺錢的人學習運用這些知識,這些科學。
到那裡的人只學習色情和骯髒的東西,這些污穢不堪的東西,對那裡的哲學是毫無意義。我與女兒到過尼泊爾兩次;我們沒見過有什麼不對勁。但有個霎哈嘉瑜伽士告訴我,尼泊爾是充滿這些…色情的雕像。我問:「它們在哪裡?我看不到。」他說:「看看那兒,在廟宇的屋頂。」這些日本人都把對焦鏡頭向着屋頂觀看。他們帶來專用的梯子,用來爬高專用的梯子,去拍攝特別的腦袋特別的照片。尼泊爾人告訴我,這些蠢人在做着不神聖,神聖不可侵犯的事情。他們不知何謂神聖。我說:「並非如此。他們本來有的,但現在卻失去了。他們可以從中賺錢。」他們感到驚訝,說:「誰會購買這些不吉祥的東西回家?它們會把邪靈帶回家。」這些性力術士說服了可憐的藝術家,告訴他們把這些雕像放在廟宇的屋頂,好使是處女的雷神…不會走近這兒,因為它是那麼骯髒,明白嗎。
我們要明白,神是純潔,祂既聖潔又神聖。祂是神聖。有了這個概念,我要告訴你們神聖,你們內在的聖潔,內在的美,內在的喜悅,看顧着你的光,就是你的靈,它是全能的神在你內心的反映。聖靈是全能的神的力量。
神是靜觀聖靈這齣戲劇的旁觀者,基督的母親正是聖靈的化身。聖經卻沒有提及這些,因為若羅馬人和猶太人知道她就是聖靈,他們會把她碎屍萬段,攻擊她。沒有提及是因為基督要上演釘十字架這齣戲劇。在你獲得自覺後,可以通過感知能力發現我說的都是絕對的真理。因為你的靈是絕對的,所以能給你絕對的答案。它不會給你相對的答案。它把你帶離相對的世界。通過你的新感知力,即是生命能量的感知,你知道絕對。我們可說是聖化的感知,神聖的感知。當靈量衝上這一點,她開悟了靈,因為靈的寶座就在這裡。
我們的腦袋裡,所有七個能量中心是這樣排列的。所有能量中心的寶座都在腦袋裡。所以當靈量在這個能量中心走出來,所有能量中心都得到整合,因為靈把你們整合。
就像若這房間沒有燈,你便要四處摸黑,當有了燈,你便知道自己身處何方。因此相對性消失了。當你成為靈,你的注意力被啟發為集體意識:它成為,因為你內裡的靈是集體的存在體。每個人的靈都互相聯繫。它發放的訊息是集體訊息。
現在,當你把手向着自己,為自己的能量場做保護,你便能找出自己的毛病。若是肉身和心理的不平衡,便會顯現在右手手指的不同能量中心。若是情緒出問題,便顯現在左手。你能解讀接收到的生命能量的感應,亦能驗證一切。坐在這兒,你能感應任何人的生命能量。某天我說莫札特是天生有自覺的人。他們說:「我們怎能知道?」我說:「只是張開雙手,想着莫札特」,立即有很強的能量在流動。當這些覺醒的靈彈奏音樂或繪畫圖畫,對覺醒了的人來說,這是喜樂最大的來源 – 因為你不用思考。喜樂的創造者的精華與你融合合一。你感到極樂在你內裡流動。只因為喜樂所以你享受,因為靈是你內裡的喜樂。靈是喜樂,意思是它既不是快樂也不是不快樂,它單純是喜樂。
當自我被縱容,你便快樂,當超我受傷,你便不快樂。你擺脫這種二元性而成為喜樂,喜樂是單一的,因為你成為戲劇的靜觀者,不再牽涉其中。就如你在水中,因為你看到四周的波浪,所以害怕會被水淹死。但若你上了船,穩定了;你安坐在船上,便會享受相同的波浪。你們就是要到達這種掌握能力。
我給你另一個粗淺的比喻,但你不要想得太多。汽車有制動器和油門,我們同樣有制動器和油門。駕駛者儘量平衡兩者,便會成為專業的司機。他自動地駕駛。現在師傅坐在後面 – 即是靈。這專業的司機成為師傅,看著內裡的司機在駕駛。當你以旁觀者的身份看自己,你便不會牽涉在這笑話中。
你一定見過有些小孩像這樣以第三者身份來說話。例如他們會說:「約翰不會去那裡。」今天有很多覺醒的靈在歐洲、英國和美國出生,所以我們要獲得自覺去照顧他們。有偉大的聖人在這地球出生,他們說的是能量感知這種另類語言。若他們遇上問題,會以吸吮相關的手指來表示。很多聖者想出生,但他們會避開那些不了解、不尊重,不愛護孩子的國家。所有已婚的霎哈嘉瑜伽士都會生下偉大的聖者,了不起的人。我請你們所有人知道,復活的時候到了,審判你們的時候到了。
很多人時常問我同一個問題:「進食前先清潔自己好嗎 – 我們還未準備好。」你不用審判自己。這些事情你在前世已經做過,現在不用再做了。另外,我們要知道,這個宇宙的創造者更着緊拯救祂的創造。祂的每一個向度特點都忙於幫助你們。若祂要拯救祂的創造物,祂就要拯救人類。開花結果的時候到了,很多花朵會成為果實。
霎哈嘉瑜伽遠古已經存在。那些獲得自覺的人都是自然地得到的,沒有其他途徑 – 就如每一顆種子都是靠這活生生的力量發芽。生命之樹開始時只有一兩朵花朵,但今天卻有很多很多花朵。所以這是大規模的事件。你們很多人曾與我一起到印度,見過數千人獲得自覺。因為鄉村的人沒有那麼複雜。這也會在這個地球上很多人身上發生。
一名女訪問員問我:「沒有見過你的人怎樣得到自覺?」很簡單,我在香港時,電視台的女老闆叫我站起來給人們生命能量。在這個可怕繁忙的城市,很多人通過電視得到自覺。科學有很多發明,如照相機,它能拍下有能量的照片。在今天,有很多方法讓我們能以比基督或任何人更快的途徑傳揚散播它。儘管如此,要傳揚它仍是很困難,因為它變得…人們喜歡方便型的瑜伽。若你叫他們倒立,他們很樂意。但若你只告訴他們:「你要把手放好」,他們就是不明白。
世上一切重要的事情卻都是很簡單,以很簡單的方法。除了你的進化,你的呼吸、你看東西之外,一切都是那麼簡單。因為它很重要,所以它要簡單。那些要霎哈嘉瑜伽能與他們的思維有很多共通之處的人很難接受霎哈嘉瑜伽。我不是說你要關閉腦袋,又或相反,完全開放。要邏輯地得出結論,並非盲目的、不是盲目的相信。一旦你得出邏輯的結論,你便不能依賴這有限的腦袋,因為你已經進入無限。
為此我們要放棄這種有限。一旦你得到開悟,一切都變得合情合理。你能驗證一切。它是很簡單,就像我們不能與失明人談各種顏色。我們只需說:「好吧,張開眼睛,你就能看見。」獲得自覺就是那麼簡單,不危險,也不會出問題。
願神祝福你們!今天是最後一天,非常感謝你們給我機會與你們一起;那麼偉大的求道者。我明年必定會再來。即使你今天未獲得自覺,你們全都會得到它。我們會在這裡開設一個中心,已有跟進的聚會。因為是免費的,你們在維也納和奧地利要自己組織統籌。你們自己要小心。你們可以寫下你們的問題寄到倫敦給我。願神祝福你們!今天是最後一天,若有需要,你們可以花五分鐘時間發問。但最好還是取得自覺。
你們可以來樓梯前。我想一些人可以過來,因為還有人進來。請來這邊,不要站在門前,來這邊。我說過這是你自己的,是你們的資產。
就像燃點了的燈能點亮另一盞燈。沒有任何責任。像我的手指痛,我擦擦它。我的手指沒有責任。正如你們不是其他,沒有其他人能代替我。若我按摩手指,使它舒適一點,是沒有任何責任,就做吧。現在,無論我告訴你們什麽,請聆聽我,與我合作,就是如此。首先你要知道,你要有愉快的性格。沒什麼值得認真嚴肅或無聊輕挑的去對待。只要興高采烈,因為你們現在要獲得最後的昇進。
現在,雙手很放鬆地向着我,放在大腿上。但首先要脫下鞋子。因為它們很緊,令你不能與大地之母有任何接觸聯繫。若你的頸或腰有東西束得緊,若有很緊的東西,就要把它放鬆。即是說你要感到舒適。又或若有很重的頸鏈之類的,一些壓在輪穴上的東西 – 因為它是精微的東西。你甚至可以摘下眼鏡 – 會沒問題。現在每個人都要做。不想做的人要離開。大家都閉上眼睛。若有人保持眼睛張開,會影響生命能量,因此為各人的利益着想,我要求你離開。你要對自己好些。現在請閉上眼睛。不要放注意力在任何地方,只管放鬆。完全不用把注意力放在任何地方。只管把注意力完全放鬆。讓它想,讓它做它喜愛的。
不要有任何壓力 – 現在此刻。你應該知道你的左手是代表願望的力量;右手是行動的力量。我們要用右手來行動,左手向着我,輕微伸展手指。手十分放鬆。現在右手,像我說過,我們首先要由腦袋拿走這所謂內疚的東西。所以手要放在頸前方的左邊。
但不要張開眼睛,左手保持張開向着我 – 在大腿上。放好後說:「母親,我並無內疚感。」請重覆說:「母親,我並無內疚感。」這是十分重要,因為這是西方國家其中一個大問題。
把右手放在心上,全心全意說:「母親,我是否一個靈?」問三次。在心上 – 高一點。心是高一點的,對了。問三次。因為你正是靈,只問問題。
請把右手放在腹部的左邊。問:「母親,我是否自己的導師?」請說十次。問:「我是否自己的導師?」若你有跟隨靈性導師之類,有思想制約,他們會馬上消失。因為你是自己的導師。你根本不需要任何導師。當你成為導師,你完全不需要任何導師。所有要充滿信心地問。她叫什麼名字?看,這就是負面能量,為什麼需要這樣?在這裡,妻子不會被殺。他們就是這樣作出攻擊,明白嗎?走吧。叫你的丈夫要檢點。你不能打擾,明白嗎。讓她走吧。就是這樣,他們甚至不文明。他們不是文明人,怎能獲得自覺?十分不文明。好了,沒關係。寬恕、寬恕、寬恕。再把右手放在腹部的左邊。說十次:「母親,我是自己的導師。」請再說:「我唯一的願望就是成為靈。我的純粹願望就是成為靈,成為自己的存在體,成為真我,成為絕對。讓它彰顯吧。」
把右手再放在心上說:「母親,我是一個靈。」充滿信心地說你是,相信我。腳垂直放在大地之母上,垂直接觸着大地。你看,不要把腳向前伸。坐在地上的人沒問題,他們不用担心。現在把手放在心上說:「母親,我是一個靈。」說十二次。不要感到內疚。這是你們唯一的障礙。你們說時全都感到內疚。要有信心,我是說你們是一個靈。
為什麼要審判自己?讓上天審判你。只管說 – 沒有內疚感。好了,沒有內疚的說:「若我犯了任何錯,請原諒我。」你可以對神這樣說。「神啊,若我犯了任何錯,請原諒我。」沒有內疚感,我這樣說是為了帶走你的罪疚感。好了點。好了點。仍有一點。現在請再把右手放在左邊肩膀接近頸的地方。再說,請再說十六次:「母親,我並無內疚感。」請這樣說。不要自憐,而是充滿信心。
好了。現在把右手橫放在前額按着它。用手按着 – […]

奧地利維也納首個公開講座 Vienna (Austria)

奧地利維也納首個公開講座
1982年9月26日
我向所有真理的追求者致敬。
[你聽到她嗎 – 從那邊?不,站在這兒。或你可以用這個。好一點。我開始了 … 很好。]
很感謝維也納的霎哈嘉瑜伽士邀請我來,這是我第一次到訪維也納,亦是我到訪歐洲的最後一個國家。我要說霎哈嘉瑜伽在其他國家已經做了大量的工作,剛巧我要在那麼長的時間之後才能來維也納。我真的很高興看到維也納有那麼多求道者,他們是真理的追求者。首先我們要瞭解什麼是真理。到目前為止,人類是藉著知覺,藉著中央神經系統來瞭解真理。例如,你看到花朵,花朵是白色的;我們能看到它們在這裡,對我們而言這是真實的。我觸摸這鋼鐵,知道它是冷的;因此我知道這是鋼鐵,知道它是冷的,這些都是透過我的手指取得的事實。不是任何想像或思維投射去想這是克裡希納的笛子,因為我能看到它,聽到它,感覺到它,所以我知道它是真實的,因為我是藉著中央神經系統去體驗知道它。
以我作為人類的知覺,我知道花有香氣。以我的瞭解,我知道這地方的美學。如果你把一匹馬帶到一條骯髒的小巷,它感覺不到小巷的灰塵、污穢和臭味。但當人類走過那些小巷,他知道小巷是骯髒的,他忍受不了,因為他有這樣的感覺。
我們作為人類,在進化中取得這種不同的知覺。我們要知道,若有什麼要發生,就必定是我們的知覺。無論我們有什麼成就,或我們在中央神經系統取得什麼,全都是既合乎邏輯亦能體驗證明,我們能驗證它。這是不像一條你行走多年的黑暗小巷 [不像一條黑暗的小巷,黑暗的小巷,黑暗],而是照亮了的道路,在那兒你知道人類的更高能力。什麼是聖人的更高能力?不是他穿什麼衣服或他走路的姿態。聖人的更高能力是他擁有集體意識。因為他與靈 — 我們內裡的集體存在體 — 連上。因此有些事情是要在你的知覺內發生,你才能成為 ,我要再說你要成為 — 體驗集體意識。像穆罕默德曾清楚地說:「在復活的時候,你的雙手會說話。」祂說你能用手去感覺,手要說什麼,這裡沒有嘴巴 ,你的手會有某些感覺,這些感覺會為你說話。
當說到真理,我們要瞭解它的其他可能性和它的虛假。每一種真理都能是假的。每一朵活生生的花朵都能被製成塑膠花。要製造塑膠花輕而易舉,你可以製造數千朵。但真花卻是稀少的;它們是真的,因為它們是靠生命力量而活的真正的花朵。進化是活生生的神的活生生的生命過程。如果這是真理,我們便要明白,到目前為止,發生在我們身上的是自然的進化,同樣,有些事情必須在我們身上自然地發生。像一顆種子,若要它發芽,你要把它播在大地之母裡,因為大地有種品質,有權力去讓種子發芽生長。我們有否付錢給種子發芽?你怎能購買神?我不能明白西方人的無知幼稚,他們不明白不能付錢給那些以為可以給你靈性生命的人。他們全是寄生蟲,如果你想拜寄生蟲為師,便繼續吧。沒有人能控制你,因為你有自由。另一派抗議這種虛假的學派可能他們也是假的,一切都是騙人的,根本沒有真理, 不過,這也是錯誤的。
很多經歷了搜購導師玩意的人,他們的結論是我們應要成為共產主義者。這是另一個極端,就是否定真理。真理是在中央,毋可置疑,但真理是不能在市場買來的。特別在西方,人們被縱容,他們的自我被縱容。如果你能用錢買來一些物品或你能購買一些物品,你就可以擁有這些物品。但我說:「你不能購買神。」任何藉神的名義賺錢,靠此生活的人都是寄生蟲。寄生蟲不可能是你的導師,他比你差勁得多;你不能像寄生蟲般生活。
我告訴你第二點,你內在有一個生命的過程,你要知道你不能花任何力氣工夫,就如花朵成為果實那麼簡單。即使你在它前面跳動、倒立、脫掉衣服或穿上任何衣服,它會否變成果實嗎?跳躍,改變它或光著身體要花多少錢?要花多少錢?任何人都能這樣做。霎哈嘉瑜伽是真正求道者的道路,它不是為追逐虛假事情和不想面對真理的人而設。有一類人是擁有神性的人,他們追尋真理,不接受任何虛假。他們是一類有勇氣,勇敢的人,他們能夠拋棄所有障礙和制約。(誰會拋棄,誰會放棄。)
神已經賜予你們一切。在把你創造成人類時,以祂的溫柔關愛,祂把你們創造成美麗的人類,所有根都在你內裡。當你嘗試花力氣去找尋神時,這並非出於自然而然,人為的。因為要花力氣,你開始走向左邊或右邊。明天我會詳細告訴你們左脈和右脈,今天我只告訴你,當你偏向左脈,你便會墜入潛意識或集體潛意識的陷阱。梵文稱這為Adi Bhautik,即是我們內在的集體潛意識。你被它捲入,因此迷失,完全被催眠洗腦。如果為你設置了右脈的自我陷阱,你也可以墜入這個陷阱。人類是很快接受制約。[制約]
 
在英國,有二十人做了一個實驗。他們叫十個人扮作監犯,十個人扮作獄卒。只告知他們:「這是一齣戲劇,你們要留在這裡一個月,我們想看看你們的行為有什麼改變。」他們一次又一次地被告知:「這是角色扮演,不是真實,只是角色扮演。」可是,當他們走進監獄,獄卒變得很專橫傲慢自我;而監犯則變得絕對奴性,受著這些自我中心的人不斷給他們的苦頭。二十人之中,只有一個反抗,因為他被這些所謂獄卒,扮演獄卒的人毆打,狠狠地被打。出獄後,他們對自己的行為感到很詫異。監犯的身體都變得虛弱,因為受了折磨,所以要住進醫院裡。另外十個則變得很自我中心,或許他們已加入某些政黨。
人類就是處於這種境況。因為這種處境,邪惡的天才導師,他們以假導師的身分來。而你們是多麼無知天真,因此上當了。他們控制了很多邪靈。他們催眠你的能力好到令你為他們做他們想你做的任何蠢事。他們賺取金錢,擁有女伴,飲酒,比任何國王、總統或世上的富豪更懂得享受人生。可憐的門徒卻耗盡他們的財富、金錢、健康,看似病人。我們要知道,當你獲得自覺,你的力量必須彰顯,因此你變得有集體意識,你是靈,你要彰顯集體意識的力量。現在人們的問題是,他們未真正瞭解靈量的知識。我曾經讀過,我是說,我看過,不是完全讀過,我讀過德國人、英國人和所有西方人寫的書籍,我很震驚。別說知識,他們對靈量一無所知。他們沒有獲上天授權去喚醒靈量。他們沒有喚醒靈量必備的聖人的個性品格。他們只是貪婪自私色欲的奴隸,只是利用這知識來賺錢。
要瞭解靈量的本質,我們要知道她是我們的母親。有人告訴我,德國人稱他們的大地之母(motherland)為大地之父(fatherland)。父親只是這齣戲劇的觀眾。只有祂的Shakti,祂的力量,太初之母、聖靈做一切工作去取悅這個獨自坐著觀看這齣戲劇的觀眾。祂以靈住在你的心裡。靈量是你內在聖靈的反映。靈量的性質是純粹、終極的願望。這個力量被稱為殘留的力量,因為它還未彰顯。每一個人的靈終極的願望都是要成為靈。你可能這樣做,也可能那樣做,可能嘗試一切,最後你會得出一個結論:「我還未成為靈。」當你成為靈,靈量便會彰顯出來,她便上升,是她創造瑜伽的位置,與上天連上。這是瑜伽。瑜伽也代表kaushalam,即是靈巧,靈巧,怎樣處理他人的靈量,上天的律法和上天顯現的整套知識,亦是瑜伽,亦叫作kaushalam。
現今流行著各式各樣的瑜伽,就如有各式各樣的導師。肢體運動瑜伽是另一種人們以為是靈性生命的終極目標。這是來自帕坦伽利(Patanjali),他活在數千年前的印度,那時候的人過著很不同的生活。二十五歲前,孩子與他們有自覺的導師住在森林裡。那時候,人們十分珍惜獨身,純真極受尊重。屬於同一所大學的人不能通婚。[同一所大學;純真;同一所大學的學生不能通婚] 這些大學叫作gotras。即使今天,你也不能與同一個gotras的人結婚。Yama niyama,  vyayama,做練習的人,只能是還未結婚的人,練習只依據某一個有問題的能量中心的需要而做的。有需要時,我們也做這些練習。但今天我們看到的瑜伽系統卻截然不同,就像把一整盒的藥物一次全部吃掉,甚至沒有找出你的prakruti,即你有怎樣的性情,你身體有什麼需要,靈量在哪裡,你要做些什麼來打開某個有阻塞的輪穴。我是說,根本沒有人有這些知識。我們開展一個機械化的過程,大家都想像機器般有著同一體形。這是非常危險的舉動,因為它為喚醒靈量製造問題。
過分沉迷於肉身層面,做太多運動和思考過度的人會變得未來取向。他們變得表面虛假,性情乾巴巴。這些人有可能使人離婚、打架和爭吵。我一生中認識的最重要的哈達(Hatha)瑜伽士是希特勒。他利用來自西藏的術士(tantrikas)取得控制人的自我的能力。他令他們很殘暴,看不到自己在做什麼。有很多導師今天也是這麼,他們令你很殘暴,看不到自己在做什麼,又或他們能使你呆笨,你因此失去自己,變成另一個人。他們做得太好了,不懂靈量和靈的知識的人都很容易被俘虜。
我稱西方為嫩芽的前進,是樹的外部。他們對科學、政治、經濟有很好的認識。他們能創造原子彈來殺害自己。他們甚至能創造比這更差勁的東西,卻沒有取得他們賴以成長的根源的知識。只有當你成為靈的時候,才能瞭解根源的知識。那是開始。對出生在地球這美麗的一方的聖人而言,這是極之不利的。有那麼多求道者在西方出生。一定是神的願望給他們舒適的生活,令他們失業,所以他們便能受雇於神 — 愛。他們有手錶看時間,用來節省時間,節省時間,節省時間。為什麼要節省時間?為了上酒吧?或是閱讀可怕的書籍?或是把生命浪費在可怕的導師手上?
所以,在西方,我們有聖人,在東方,我們則有智慧。在西方,人們追尋是因為他們是求道者。他們是生於西方的特別類別的人。但他們卻缺乏瞭解什麼是真理的智慧。我們要成就些什麼?我們要成為什麼?想在你身上賺錢的人不會告訴你這個基本的智慧。他們想以此來做生意,因此今天的聖人有一個大問題。因為你們位於我稱為樹的嫩芽的區域,人們會為表面虛假的事情而著迷,你亦會受嘗試縱容你的自我的人所感動。[縱容,縱容]或是某個控制你的人,如希特勒。因此,所有西方的求道者都先有很大的責任去運用智慧。邏輯上,你一定要作出正確的結論。[正確的結論]就靈性而言,你已經準備就緒。假設我從某地來維也納而迷路 — 我怎麼知道這裡是維也納?除非有人說這是通往維也納的路。我怎麼知道這是維也納,首先,我應該知道維也納的地貌。因此,我們得出的結論是很久之前的經典,必定已有集體意識的描述記錄。它要與心理學,如榮格(Jung)心理學的發現相符合,也要與很多預測符合;像數千年前,有一本由占星學始祖博利古(Bhrigu)寫的叫《Nadi Granth》 的書。我們應能從其他來源,如偉大的詩人,像威廉布萊克(William Blake),我懂英語,他清楚的描述霎哈嘉瑜伽。有很多有自覺的人,很了不起的人,你可以說像旦丁(義大利詩人);你可說,像荷馬(古希臘詩人),他們用不同的方式手法描述霎哈嘉瑜伽。如果我們喜歡這些東西,我們便知道這是維也納。但我們不應被那些講長篇故事或讀了一些書籍後,把它變成另一種知識的人洗腦,說:「就是這樣,就是這樣」,只是空談,空談,空談。
現在時候到了,要成為。是時候上天的力量要彰顯。我們看到花朵成為果實,數以億計花朵在合適的季節成為果實。我們看到自己呼吸,看到自己消化,我們不用花費一分一毫,對嗎?那麼是誰在做這些事情?那個力量在作事?我們甚至沒有想過,我們只視為理所當然。看看這些眼睛,全是你能想像到最佳的照相機,那麼先進。看看人體,那麼了不起。看看人腦,那麼廣闊浩瀚。為什麼要創造這一切,是誰創造的?
為何我們要從亞米巴變成人類?人類有何偉大,能成為創造的縮影?是否只為了坐下來為瑣碎無謂的事情內疚?還是要為日常俗世的事情哭泣?[哭泣]不,是要成為工具,去瞭解什麼給你力量。這個無所不在全能的力量應成為你的力量。不知怎的,在人類存在的層面,力量經常與暴力混為一談。我說的是把花兒變成果實,把你從亞米巴階段轉化成現在這樣子的上天浩愛的力量,它將會把你轉化為自覺的狀態。蛋怎樣變成鳥兒?時候到了,鳥兒怎樣從普通的蛋完全轉化成為鳥?這個力量是聖靈的力量。
當我談到基督,人們便不高興。某天在比利時,一個女士問我,為何我要以印度式來談基督?我告訴她:「基督是否在比利時出生?祂是否生為西方人?」很多人知道祂生活在印度,而非英國。為何,你是否跟祂簽了協議,使你認為自己知道基督的一切?你會很驚訝,在一萬四千年前的印度已經有關於基督的記載。聖經不足以容納一位這麼偉大的人物。只是說:「我們愛神,我們愛基督,基督是愛」,全是想像的行為。只是幻象空想。實相是基督存在於你們內裡,祂要在你們內裡被喚醒。是祂說:「你們要重生。」我們對此做了些什麼?我們打電話給某人說:「好吧,我會替你的孩子洗禮。」你人工化地拿點水,倒在他的頭上說:「他已經受洗了。」這全是虛假人工化的。人們從這種虛假的幻象中破滅,他們卻墜入另一種混亂。
你不用去任何地方,你的靈住在你內裡。你不用去森林求道,你的靈量在你內裡。你的能量中心就在這裡,靈量會上升,你會獲得自覺。像一隻蛋轉化成鳥兒,你會成為靈。你不用著急。首先要知道我們要瞭解它的一切,此其一。如果你仍然忙於閱讀,忙於有自己的想法和制約,這是成不了事。它更能在單純、不太複雜的人身上起作用。
所以我要求你們向我提出一些有關它的問題。今天我只給你們簡短的介紹。你們可以向我提問,但提問應該與你們的求道有關,這樣會較好。如果你信奉任何信仰或有任何見解,最好想一想,你從中有什麼得著?我在這兒,我在說你要成為靈,這可借著霎哈嘉瑜伽發生。霎哈嘉即自然而然的發生,瑜伽是聯合。我想這就是我們要成就的,也是你們想要的。但我見過很多人,當他們什麼也得不到時,便與我爭論。他們就像沒有收到薪水的律師,因為他們不接受有可能犯錯。畢竟人類是會犯錯,那是正常的。
他們不應該為此感到內疚。他們不應該為任何事內疚;因為我在談論神,祂是愛的海洋、是慈悲的海洋、是寬恕的海洋。我們甚至不瞭解這個海洋有多偉大,它怎樣美妙地潔淨我們、讓我們愉快地沐浴、美妙地把我們包圍在美好的溫暖之中,並把我們帶到祂的國度。這正在大規模地發生。也正在其他國家發生。特別在印度,數以千計的人在村落裡獲得自覺。這應該會發生在你們的身上。但若你沒有追求,我便不能勉強你。[你不能把馬帶到…]你可以把馬帶到河邊,把它的口放進河水裡,但馬兒要自己喝水,享受那滿足感。
這全是你的自由。你要在自由意願下得到。我們不能把它強加於任何人身上。因此你們不需要有野心。因為即使我願意,也未必能給你自覺。有些人要多點時間才能成就。所以我要求你們,要仁慈和公平地對待自己。你們是求道者,而你們要得到自覺。我是為此而來的。我來是給你一些東西。而非挑戰你的自我。我今早已說過,我不懂任何法律,不懂任何版權,不懂保險,不懂怎樣駕駛。可是,有一樣東西我懂,就是靈量。你不用因為我懂得它而感到受傷害,你自己也會懂得。你自己也會懂得做。在印度有一個人獲得自覺後,到目前為止,他已經給了一萬人自覺。
明天我會告訴你們喚醒靈量後,作為副產品,如何醫治癌症和其他不治之症,如何醫治精神病,如何帶你遠離壞習慣的魔掌,你怎樣成為自己的導師。
我想回答你們一些問題。如果你有任何問題,請向我發問,不用害怕。
十分感謝你們。願神祝福你們。
問題︰瑪塔吉,他問印度語的Purusha和聖靈的分別?
錫呂‧瑪塔吉︰Purusha? Purusha是大能的神。聖靈是祂的力量,這力量彰顯這個宇宙,是你內裡的靈量,這是聖靈,它被稱為太初之母。
問題︰力量(Shakti)指聖靈充滿活力的向度?
錫呂‧瑪塔吉︰太初之母指原初的力量。
問題︰他問你要求那種靜坐,你會給他們那種靜坐?
錫呂‧瑪塔吉︰我會告訴你,好問題,這就是我將要告訴你。
問題︰母親,他問怎樣顯示靈量何時升起?
錫呂‧瑪塔吉︰我會遲些告訴你們,告訴你們整件事,這是我會處理的完整課題,我在維也納會有三個講座。所以我想一個講座給你介紹,遲些我肯定會告訴你們全部,告訴你們一切,沒有秘密。
問題︰他問當靈量升起,肉身有什麼感覺?
錫呂‧瑪塔吉︰我會告訴你,馬上告訴你。這是你第一次感覺這個無所不在全能的力量以聖靈的涼風顯現,涼風從你的頭頂,你的手指走出來,你開始在你周遭感覺到它。
問題︰他問呼吸和心臟會有什麼發生?
錫呂‧瑪塔吉︰你變得很正常。
問題︰他說接著它不是靈量。
錫呂‧瑪塔吉︰為什麼,什麼該發生,你會死?你必定是讀了一些什麼,現在你自己看看,不能透過閱讀說服你,這是平庸主義,你可能不停的讀上數千本書,仍不能從書中得到自覺。
問題︰母親,你是否相信我們通常不需要導師?
錫呂‧瑪塔吉︰涼嗎?不,你確實需要一位元導師,某程度上已經點亮的光才能點亮另一個光。真正的導師在哪裡?他們全都隱居在喜馬拉雅山或其他地方。當我告訴他們,他們說︰「我們對這些人沒興趣,他們不是求道者。」唯一對你的錢包有興趣的人在這裡,在市場裡。他們極力說服我,我便派一位導師到美國,他卻三天內便回來。他說︰「我受夠這些美國人,可怕的人,他們只懂錢,卻不想要實相,他們沒時間給實相。」
問題︰母親,他問如果…是否在某種靜坐後才能得自覺?又或你能否為人準備好得到這種經驗?
錫呂‧瑪塔吉︰若你是人類,你便能得到自覺。你已經準備就緒,因為你是人類。但若你作為人類的持守有點破損,那麼靈量雖然升起,或許會下降一點,再上升一點,它會自動鞏固確立。
問題︰母親,他不明白他怎能有自然而然的經驗?他以為他要做靜坐或是什麼?
錫呂‧瑪塔吉︰你不能做靜坐,你入靜,很簡單,我會告訴你什麼真正發生。你要像這樣把手向著我。你看到樹葉變綠,你同樣把手向著我,因為我是有自覺的靈,資料通過這些手指,透過它們進入靈量,她便升起,自然地升起。就像大地之母,你把種子撒播在大地之母,種子知道這是大地之母,便會發芽生長 — 發芽生長的力量 — 自動升起。接著你處於入靜狀態,你不需要做靜坐,你在入靜。若有些人有阻塞,你能以肉眼看到靈量在聖骨跳動,你能用聽診器聽到靈量在升起。若有阻塞,你肉眼也能看到。當她穿越額輪,你變得無思慮的覺醒。你有意識,卻沒有思緒。很多人談及無思慮的覺醒,他們卻從來做不到。接著你能超越,當它來到頭的這裡,你感到頭的這裡在跳動,你開始感到涼風從你的頭頂走出來。
我們要知道,我們能做的,就像跳躍和其他事情,每個人都能做到。但有生命的能量卻能做我們做不到的事情,我們不能令涼風從頭頂走出來,我們能嗎?你們不要自滿,給它發假證書,你要親自驗證。
你的手指得到開悟,因為這是七個能量中心 — 五、六和七,我明天會詳細告訴你們。它們全都會得到開悟,從手指你能分辨一個人哪個輪穴有阻塞。若左邊有阻塞,代表情感出問題;若右邊有阻塞,代表肉身或精神出問題。你也知道排列和組合,全都被解碼,你能驗證它們。只要坐在這裡,你能查明任何人,即使是死人,他們是否已得自覺?若他們已得自覺,你便開始感到涼風。這是與上天建立的親密關係。
你問任何絕對的問題,若答案是「是」,你便感到涼風在流動。若任何人是虛情假意的,你便有火燒的感覺。若他有邪惡的品質,你或許有水泡,一點點。若有人垂死,你的手指便有麻痹的感覺。所以一旦你認識輪穴,你要知道怎樣糾正它們。所有知識都是你自己的,是要給予你,全是免費,就如我說︰全都是免費的,我說的。它是,我要說,我像銀行的出納員,我只是給你你內裡本來已經有的,也給你知識去知道你取得什麼,怎樣運用它們。有人像這樣是難以置信,還有很多人像這樣,我只是他們的一分子。
願神祝福你們。
問題︰母親,你信奉哪個宗教?
錫呂‧瑪塔吉︰所有宗教的宗教。因為它是一切的精粹。實際上,所有宗教以生命能量開始。所有降世神祇和先知都是正確的,他們互有關連,絕對和諧。我們內裡的是那麼的調和融合,它們全都安置在我們內裡。但這些生長在生命之樹的漂亮花朵卻被摘下來,他們卻說︰「這是我的,這是我的。」這樣令花朵既已死又難看。
問題︰瑪塔吉,很多人知道喚醒靈量是極之危險,我肯定你也知道。
錫呂‧瑪塔吉︰對,對,他們全都這樣說。這是他們唯一的逃避,孩子,這是他們唯一的逃避。最困難的是你的業報(karmas),你這東西。若我要處理照相機,我來說是很困難,超越我的能力,但我要老實的說︰「我對它一無所知。」我必定對它有一點認識,我正面的這樣說。
三個問題︰一個接一個,這個男士問,這一邊
問題︰這些心靈學的力量有否聯繫?
錫呂‧瑪塔吉︰不,這是Adi Bhautik,心靈學。心靈學要處理Adi Bhautik ,是左邊,集體潛意識。你不能解釋什麼,你在做什麼,你在空中飛,你在做什麼,你不知道。你怎樣醫治,你不知道,你是盲目的。但在霎哈嘉瑜伽,即使是小孩也知道,若他是天生有自覺,他知道,他知道這個人的哪個輪穴有阻塞,若他們是進化得很高有自覺的靈,他們也知道靈量。這些日子,有很多孩子天生有自覺,沒有自覺的是他們的父母,他們不明白這些孩子。這些日子,偉大的聖人在這個地球出生。除非你得到自覺,你不會明白他們。若我們要與盲人討論顏色,我們怎能?若我們張開眼睛,燈光亮起,我們便看到一切。只要小小的跳躍,小小的突破,只要一點點,(它只是很小很小的跳躍突破。)
問題︰母親,他有有關幾何的問題,幾何形狀裡是否有某些力量?
錫呂‧瑪塔吉︰當然有,有,當然有,萬事萬物都有力量,但你卻不知道任何事物的精粹,數學有力量,你怎樣運算出程式?程式如圓周率(pi)?
瑜伽士︰(…宣佈在Urania,維也納之後的講座)
錫呂‧瑪塔吉︰現在,我們可以說…葛雷瓜,你說什麼?
葛雷瓜︰我只向你提議,大部份問題在你的下次講座中解答…。
錫呂‧瑪塔吉︰最好把它們寫下,你要明白,我會解答,這樣會比較好,我會在我的講話給你們答案。不管如何,這是知識的海洋。若你擁有光,你便能明白,你便明白。也有一些書籍是霎哈嘉瑜伽士為霎哈嘉瑜伽的追求者所寫的。但我們不會給仍未穩固的人看。除非你已經建立鞏固自覺,這些書籍不會給你看。因為它們就像其他書籍,你或許會忽略你的成長。
這個男士。
問題…有關Gopi Krishna寫有關靈量…?
錫呂‧瑪塔吉︰Gopi Krishna –  […]

大道至简 Mytholmroyd Community & Leisure Centre, Mytholmroyd (England)

大道至简
我想有些霎哈嘉瑜伽士 非常吃惊我接受了邀请 来到这个地方 邀请我来这里非常好 在神看来 每个地方都有它自身的吸引力 并且我知道这里一定 有很多很深入的求道者 如果我能访问这里 他们将会实在地受益 我也万分高兴来到这里 现在霎哈嘉瑜伽的问题 是可以很简单地理解的 所有重要的都是非常简单的 譬如我们呼吸是很简单的 我们不会为它阅读任何书籍 也不会为了呼吸做任何的练习 我们不需要去到任何人那儿学习 我们只是呼吸 同样地 如果我们的追寻有所意义 我们必须要找到什么 它必须是最重要的事 而不仅仅只是一种替代的生活 许多人感到 求道者不是别的 而是在寻找一个生活的替代方式 是当下与常人的制约的交替 不是这样的 现今 这个现代 是一个在印度古经典中 被描述过的特殊时期 在圣经和可兰经中也有描述 在所有的经典中都曾有过描述 在古兰经中 现代被描述为复活时期 耶稣曾多次谈到它 祂说你必须永远知道我的父亲 你的双手将会说话 祂给了许多关于你 将会取得和成为的状态的描述 就跟这一样 你曾见过 一棵树要生长 首先它可能只有一两朵花儿 但当时机来临 同样的那颗只有一两朵花儿的树 2年之后 3年之后 突然它到了一个开花的时期 然后就有了许多的花朵 跟这一样 现今的时代是所有求道者 开花结果的时代 如此多的求道者降生在这地球上 尤其是英国 威廉布莱克曾描述道 这个时刻将会来临 那就是英国将会成为耶路撒冷 耶路撒冷意味着它 将会成为朝圣之旅 人们将会在上帝的神圣土地之上 人们会来到这片神圣的土地 来参观这个地方 因此人们来到了英国 不是树会变成神圣的 也不是土地会变成神圣的 而是那里的人 他们的心必须要变得神圣 他们如何变得神圣 当一个人真正变得神圣时 什么会发生在他身上 我们谈到了圣人 我们谈到了先知 这些人与常人有什么区别 只有一个区别 区别就在于他们的注意力中 在于他们的中枢神经系统中 有了他们灵体的光芒 然而对于其他人 没有灵体的光 他们生活在无明之中 灵存在着 存在于每个人之中 它一直在那儿 永远在那儿 它一直在我们内里出现 然而问题在于 我们意识不到它 它还没有在我们的注意力之中 在我们的意识中闪耀 当加文谈到新的意识 是说我们的意识 人类的意识 变得受到了启发 成为新的意识 在那意识之中 我们的灵开始显现 现在 人们可能会说 母亲 那必定是一件困难的事 人们需要做很多的苦行 他们需要做许多的苦修 他们需要去到喜马拉雅山上 做所有的事 行倒立姿势 为何现在它就能变得如何容易了 事实上 现在这些事情都不需要了 因为时机已经成熟 当时机来临 它就会很快成就 它以集体的方式成就 我在这里和你们一起 在印度 拜访过我的人们知道 每一个我做的活动都有 成千上万的人参加 并且所有人都获得了自觉 所有人都获得自觉 意味着他们开始第一次在手上感知 无所不在的力量 第一次感知到耶稣基督描述过的 无所不在的力量 所有的经典都曾经描述过 你开始感知到圣灵的凉风 现在 有些人会说 这种感觉是由于这个 由于那个 因为我们有时候会怀疑我们自己 这些类型的不相信 但问题是你可以看到 如果很多人感知到 从倒三角骨升起的力量 倒三角骨也称为骶骨 令人吃惊的是 骶骨也有圣骨的意思 这意味希腊人知道 它是一块神圣的骨头 它是神圣的 如今这个词没有任何意义 但是当人们认识到什么是 神圣的时候 它会重新回归本意 在这个骨头里 这个倒三角骨头 我们被称为昆达里尼的力量 安定在那里 这个创造我们的 创造了整个存有的剩余力量 仍然没有显现 它仍然在沉睡中 因为它是我们的愿望 最终极的要与灵成为一体的愿望 是要感受无所不在的力量的愿望 是要成为上天的工具的欲望 除非这个力量 或者我们可以说这个愿望的力量 自身得以显现 否则我们不可能会是快乐的人 你可以尝试任何你想尝试的 在一开始你可能会说 如此多的先知到来 耶稣到来 所有的人来到只是为了让我们 为我们可以得到重生的日子 做好准备 耶稣曾清楚地说过 你们必须得到重生 谁为此而操心 有一些人证明他们自己 (得到)重生了 耶稣没有说过 要给自己颁发证书得到重生 重生意味着一个人能够感到 这无所不在的生命能量 意味着一个人能够让这无所不在的 生命能量流经他的存有 并且可以调动它 理解它 这无所不在的力量创造了 创造一切力量的力量 所有的 这个电力 所有的一切都是那力量的一部分 那是创造这整个宇宙的生命力 当你得到自觉时 这无所不在的生命能力会流动 赐予你无限的力量 但是你最大的力量就是爱的力量 上帝就是爱 祂的力量就是爱的力量 祂居于我们内在 祂非常爱我们 祂是那位想要拯救我们的人 是祂渴望去拯救祂的创造 祂不希望祂的创造 这个祂倾注了如此多的爱 如此多的关注 如此多的奉献的创造 此外 你们是祂的创造的缩影 人类是最高的创造——被毁灭掉 祂不能忍受这毁灭 在霎哈嘉瑜伽开花的今天 人们以如此多的数量得到自觉 这是祂的愿望 然而 今日最主要的问题就是 有如此多的东西在市场上 人们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首先 我们有教堂 我们有清真寺 我们有寺庙 我们有各式样的人在兜售上帝 人们谈论这上帝 或者说这就是上帝 这些宗教来到地球上 所有的先知来到地球上 是为了在我们内在建立平衡 就如我告诉你们的 是为了让我们为这顶点做好准备 但是 我发现 没有启发有什么用 无论是基督教也好 印度教也好 锡克教也罢 所有这些主义都是狂热的信条 原因在于 没有光 你看不见 比如说 我来此是要看桌子 没有光 对我而言 这儿就只有桌子 其他的都不存在 另外一个人会来然后看到一张椅子 (对他而言)只有这张椅子 没有其他的 他完全相信他所建立的迷思 因为他还没有受到启发 他也不能启发他人 因此这就成了一个迷思 他必须一直粘附于那个迷思 这种胶水般的动力在他和实相之间 创造了一个大大的障碍 实相与我们作为人类 在今日所能感受到的有很大不同 比如说 加文在六七年 或者更早前来到我这儿 在一开始我告诉他 他得到了他的自觉 他开始感受到这凉风 他说 母亲 我们怎能知道它可以通讯 我说好吧 你想发现什么 他说 他想知道关于他的父亲 我说好 你伸出双手 然后问我的父亲状况如何 他问了这个问题 马上他开始在手上这儿感到发热 这些是你父亲的能量中心 这些是你母亲的能量中心 当他在手上感到发热时 他说 母亲 这是什么 我说这意味着你的父亲 陷入了不太好的低谷 为何你不给你父亲打个电话问问 非常容易就能知道了 当他打了电话 他发现 他的妈妈告知 你的父亲状况不太好 这就是信息是如何从这无所不在的 力量中来到我们这儿的 在那之前 无论我们做什么 比如说 我们谈论资本主义 我们谈论社会主义 我得说我是最大的资本家 因为我掌控着所有的力量 我是最大的共产主义者 因为不分享我不能存活 否则我不能享受我有的所有的力量 除非并且直到我与你们所有人分享 否则我真的不能享受我自己的生活 在我内在我有许多的喜乐 除非并且直到 我与你们所有人分享它 否则我不能享受它 因此我是一个共产主义者 资本主义 共产主义 民主主义不是别的 而是实相的混合物 好比如 有时你说我是我的鼻子 我是我的眼睛 我是我的耳朵 它们都是一体的 你看不到那整合 为什么 因为你还没有得到觉醒 一旦你得到觉醒 你便知道 我是那整个身体 这整个身体有这不同的部位 但是这些部分 没有一个是真正全然的 因此所有这些东西必须 以某种方式得到整合 当你成为灵 它们便得以整合 是灵 它居于你的内在 让你成为一个集体的存有 现在 我的丈夫在海事组织工作 他发现无论他们做什么 在全球的层面 在国际的层面 都有某些(东西)存在人类之中 因为他们理性地做它 他们理解 整个世界都是一样的 你是我的兄弟 我是你的姐妹 诸如此类 然而在他们的心里面 仍然缺失了一些东西 因为心与脑之间仍然没有得到整合 我们相信如此多的事情 但是那个心和那个头脑 仍然没有整合 你如何知道 一个人相信一套 却做着另外一套 因为他们没有整合 当你的心与头脑完全得到了整合 那么你就会做任何你所相信的 并且你相信你所做的 两件事情是彼此交织的 那就是为何我们感到那些事情 是如此滑稽 他们说他们相信 这是我们所感觉到的 然后他们做所有的戏剧 然后我们发现 他们对此没有感觉 但是我却不会责备他们 因为他们尚未找到他们的灵 灵会将你完全整合 现在 你得到完全整合的时机已经到了 现在 来到事情的绝对世俗的层面 有一天 一个电台的男士来采访我 他说好吧 现在 你会告诉我说 我的身体的 情感的 精神层面的问题都会得到解决吗 这是真的 我们治愈过癌症 一个来自美国的女士 她治好了血癌 当然这是真的 它可以被治愈 在昆达里尼的帮助下 你可以治愈所有这些疾病 心脏的问题 所有这些都能被治愈 心理上来说 也有许多精神失常的人变成了圣人 许多瘾君子 以及各种事情都变得妥当 毫无疑问 都可以解决 但你首先必须要得到你的自觉 没有自觉 没有那第一步 什么都不会成就 第一步是你得到光 现在有些人会想 我们应该非常努力地去做 我们应该清洁我们自已 我们应该做这我们应该做那 然后我们应该得到自觉 但什么是重点 除非你走出你自已 否则你不能清洁你自已 你不能看到你自已 你不会明白 因为你是如此地自我认同 例如 如果你纠正某人 你有自我 他会一拳打到你鼻子上 你说那是什么意思 你说我有自我是什么意思 你才有自我呢 你说我有自我是什么意思 但是当你得到你的自觉 当昆达里尼升起 这里在这一点 在它后面在视神经交叉处 有一个非常精微的中心 被称为额轮 我们的主耶稣基督驻于这个中心 祂吸入你的自我和超我 当你的注意力在那里 你会看到你的自我像气球一样膨胀 因此你会说 噢 上帝 这是我吗 好吧 没有人会介意那 如果你告诉他们 他们的额轮有阻塞 没有人介意 因为他们不喜欢它 他们想让生命能量流入 然后会有一个带着超我的人 这个人总是被吓到 总是保持安静 变得酗酒 脱离社会 会变成这样的人 这样的人 当他看到内在的光 他会变得正常 霎哈嘉瑜伽使你完全正常 令你成为一个正常的人 但到绝对世俗的事 像这位问我的一个问题 英国失业的情况怎么办 通过霎哈嘉瑜伽给出失业问题的 解决办法是什么 我说 工作对你是很大的问题吧 不是吗 他说 怎么 我说 让我们看看如何就业 让我们实际看看 你们有过度发展的人类 你们有铁路 飞机 你们完成所有这些装备 你们得到一切 现在你们过得很舒适 坐在这里你可以移动某人的鼻子 眼睛 一切 你不必移动 你甚至坐在这里可以毁灭整个世界 你不必做任何事 你已经到了必须要休息的状态 你已拥有太多 只要假期 你们休息 这就是为什么你们失业 但在精微层面 这是上天在工作 如何 科学及所有力量已经给了我们 揭示给我们 因为我不得不完成日常工作 并节省时间 我们有问题 戴手表 我不记得祖母胳膊上戴过表 你们也不会 那个时候没有人在意时间 时间流逝 无人为此困扰 现在我们用所有时间 节约时间 节约时间 节约出来做什么 节省时间去酒吧 或者节省时间去舞厅跳舞 或者用来吵架 或者说别人的坏话 节省时间于你的静坐 节省时间于你的升进 你节省的时间已经带来了 这么多的真理的追求者 现在你有时间 这么多的空闲时间给了你 为什么会将这些空闲时间给予你 是为了升进 现在你已经被世俗的事情 物质利益及所有诸如此类的 事情所雇佣 现在你必须被上帝雇佣 你必须寻求祂的雇佣 一旦你得到你的自觉 首先我会说所有的霎哈嘉瑜伽士 必须找到一些工作 他们不应被解雇 但要使你正常 我告诉过他们 但他们现在已被雇佣 他们没有时间 他们很忙 他们给予人们自觉 他们在治愈人 他们出去 告诉人们方法 他们那么忙 他们做着上天的工作 你不再受雇于政府 也不受雇于任何私人公司 你被上天雇佣 你是自由的 生计问题得到很好的解决 得到养老金 现在你工作 我看到有人80岁90岁 还做着上天的工作 最近我从印度到美国 一位先生76岁始终从印度跟随我 他说现在我做上天的工作 所以完全不知疲惫 无所畏惧 他和妻子一起到洛杉矶 帮助我安排讲座 所以现在新的雇用必须开始 为神雇用 你会遇到霎哈嘉瑜伽士并问他们 他们是大忙人 他们没有时间 在这里的我的孙孩们 也是天生自觉的 他们是非常受到启迪的人 他们非常忙 他们没有时间作其他事 因为我们来到这里 他们非常忙 跑上跑下 并且试图洁净人们 一天我们去机场 这个女孩像这样作 速度很快 象机器运作 所以她妈妈问她你在做什么 她说我在试图洁净整个机场 并且此举成就了 因为神圣力量在手中流动 所以此举有意义并且 她成就了它 她说所有人 如此敏捷 他们跑得很快 什么也不做 他们总是很忙 一会儿这一会儿那 尝试纠正 所以要担当这个新职业 但是首先 首要的条件是成为灵 如果你不是灵 你不能 所以你要成为灵 你必须理解 如何使用神圣力量的方式 就是这样 如此简单 但是人不应该思考它 因为它超越思维 通过思维你们已经做了所有的事 但是现在 你必须要进入上帝的国度 成为上帝的子民 取得你的力量 然后你真切地感受到你的慷慨 你的宽恕的力量 让人如此满足 所有伟大的力量开始进入 一旦你成为灵 成为灵是非常重要的 现在当然 你可以说 有许多人像这样说过 如何区分一个人是真是假 首先 它是一个活生生的事件 在你的进化过程中它是一个事件 正如你已经成为了人类 你必须要成为更高的人类 你们还在过渡时期 你们不知道为什么你们在这里 你们没有意义 那就是为什么你们会有挫败感 这个必须在你们所有人中发生 现在为此 每个人都可以说 好吧 我必须去体验它 前几天 一个家伙告诉我 一位绅士来给我们体验 我说 他给了你们什么样的体验 他说 我们都变得目瞪口呆 我说 有什么要目瞪口呆的 设想你去到一个酒吧 并且喝了一大杯 你能变得目瞪口呆 体验不是这种事情 它是觉知 什么会发生觉知才是重点 你的意识是否被启发 你的觉知是否有了新的向度 在这个向度 你获得集体意识 你是否具有集体意识 问问自己这个简单的问题 非常容易找出这些人 因为他们做的一切事情 都是为了金钱 为了女人 或非常非常低等的事 我的意思是 每个人都在想做些事情 什么都不是 只是金钱 房子 这些不重要的事物 在神的国度 重要的是喜乐 平安 是爱 当我们能够达到真我 那时我们才能谈论这些 在那之前 如果我告诉你一个大故事 有什么用 它必须得发生 它必须得成就出来 成为真我是你自己的权利 你不能在市场上售卖它 因为它是活生生的过程 譬如 假设有一个种子要生长 发芽 它是一个活生生的过程 你能够付钱给种子 现在 你开始长吧 或者一朵花 将要成为果实 你能给那花儿付钱 来吧 变成果实吧 就是如此简单 所有活生生的事情都是由 这活生生的力量所成就 因这无所不在的力量的恩典 我们成为了人类 通过这个力量 你们也会变成更高的存有 Sahaja的意思是与生俱来 同时它也有简单 自然而然的意思 所有活生生的事物都是自然而然的 这就是为何你不能为之付费 你不能在市场上兜售它 它与金钱没有任何关系 上天不理解金钱 祂从没见过金钱 祂不知道你们人类创造的东西 金钱 贫困 富裕 祂与它们毫无关系 祂创造了一个美丽的世界 一个让我们可以生活的漂亮的地方 祂创造了你们去享受它 但是如果你制造了复杂的因素 并且你们变得如此复杂 最好你能够摆脱它 并成为一个简单的人 要变成一个简单的人 你也要到达那个水平 就是灵的状态 这就是霎哈嘉瑜伽的意思 就像加文告诉你们的 你们要将手朝向我 我得说 我得承认那是我的工作 我必须接受它 但这无论如何不应该 伤害你们的自我 因为有一天有人告诉我 为何是你母亲 我说 请一道来 我会很高兴 如果你能够做它 我会非常高兴 我有一个好的家庭 好的丈夫 我有孩子 有孙子 他们都是开心的人 事实上他昨天不是很舒服 所以他不想让我来这儿 我说我必须来到这个地方 很显然地我必须去 所以我就设法来到这儿了 他也认识到让人们得以转化 是多么重要 但是这是我的工作 我能怎么办 你看 如果这是我的工作 不要为此而在十字架上钉死我 我被要求来承担此工作 并且我从事这它 以我自己谦卑的方式 只是要给你一些东西 我没有什么要从你那儿索取的 我位于一个我不能 索取任何事物的位置 我只是给予你我的爱 你应该接受它 接受某人的爱会有任何伤害吗 但是一旦你得到了自觉 一旦你受到了启发 你可以启发其他的人 就好比一只点燃的蜡烛 可以点亮其他的蜡烛一样 当那人受到了启发 他也可以启发另外一个人 就是如此简单 我生来是受到启发的 并且我意识到它 然后我的父亲告诉我 非常直白地 现在找到一种方法 通过它你可以给予大众自觉 因为如果你谈论它 它会变成另外一本圣经 然后他们就会争论 你会有另外一个犹太教 他们也会斗争 它可以是另外一个伊斯兰教 然后他们也会斗争 最好的就是你给予他们自觉 因为那些生在十楼的人 他谈论着第十层楼的事情 而那些在地上的人们 首先他们会嫉妒 或者变得愤怒 或者他们会想那个人疯了 他们会做各种各样的事 将耶稣钉在十字架上 毒害 折磨圣人 以及所有诸如此类 他对此并没有说什么 首先 让他们意识到有两层或三层 让他们感到有些东西是超越的 一旦他们开始感受到 有些东西是超越的 那么他们就会在意识中达到 然后他们才会明白 他们需要成为别样的 盲目信仰是没有用的 同样的 否认上帝也是没有用的 你必须静观这一切 一旦你成为真我 你才会明白上帝 在成为真我之前 你不能明白上帝 那就是为什么佛陀从不谈论上帝 他说最好不要谈论上帝 一旦你谈论上帝 伪善再度开始 因此他说让我们谈论自觉 一旦你得到自觉 我就会谈论上帝 但你知道 他并没有活很长时间 实际上在他的一生中 他们给予许多人自觉 很幸运我在英国 一切都是安排好的 我想 我必须在这里 因为这里会成为新耶路撒冷 我和英国人作斗争 但四年里我只有六个人 你不会相信 但他们成就了 现在他们是英国霎哈嘉瑜伽的基础 英国人很聪明 他们很博学 他们不会急于下结论 他们是很明智的人 但因为过去的经历 关于宗教人士的经历 假导师的经历 其他做的事情的经历 有一种惰性安顿下来了 现在 他们真的厌烦了 然后决定 现在 我们什么也不做了 但假设你在追求 并最终找到了它 你会要求得到它吗 因为你所追求的只是它 为何不达到它并成就出来 将你自己与某些事物认同没有意义 它们可以是一些组织 一些宗教习俗 一些被误导的宗教 或一些宗教行为 最好的就是成为你自己 然后你将会惊奇你的双手会说话 你自己将会知道 谁是真的谁是假的 有一种倒退 那就是人们觉得如果你开始跳 那么你就是受到了圣灵的祝福 如果你开始谈论一些 无厘头的东西 你就是受到了圣灵的祝福 怎能是那样 我们可以一直跳 那并不难 要跳起来很难吗 每个人都可以开始跳 每个人都可以开始像那样说话 这种误解到来 我想是因为圣保罗说了些什么 他本不应该说这些的 因为他并非自觉的灵 他没有权利去说是圣灵 让他们跳跃 实际上这种跳跃是由幽灵导致的 人们可以催眠你然后让你跳 他们可以施催眠术 我们看到如此多的大众 被催眠的案例发生 变成这些人的奴隶 给他们钱 给他们劳斯莱斯 给他们所有无用之物 因此我们必须理解 这种发生是一种活生生的发生 你不能像那样 将你的昆达里尼抽出来 你不能从种子中 抽出正在发芽的秧苗 你不能把它拔出来 来吧 现在你开始生长 它必须通过自己生长 同样地 昆达里尼的觉醒也是这样的 许多人曾见过 如果你稍后来到我的活动中 你将能够看到昆达里尼的行进 你可以看到昆达里尼升起的路径 你可以在囟门感受到它 一旦囟门打开了 你可以感到有凉风 从你的脑袋中出来 你可以感到凉风的冒出 并且你开始在手上感受到凉风 现在你不能做到 没有人能做到 并且一旦你得到它 开始练习 你会很惊奇 因为假设如果我有这个力量 或者如果我有金钱 我不知道如何使用它 我不知道钱是什么 这些纸钞意味什么 它们有什么用处 同样的道理 当你得到它 你需要把它给予其他人 你需要照顾其他人 你需要传播这美好的事情 在传播的时候 你不会陷入任何麻烦 你不会遭受任何不妥 相反 你感到极大的开心 有了成就感 我们的生活有了一些意义 我们正在做的一些事情 它是如此意义重大 如此活生生 你们正在做着神的工作 愿神祝福你们所有人 它是一个如此大的主题 在这么短时间内 我无法解释它的方方面面 它是一个非常非常巨大的主题 现在我只能说 只是在英国 我已经举行了600 700场讲座 他们仍然说 母亲 请说一些未讲过的 我无法理解这些 但不论是什么 用语言描述的知识是无用的 知识应该成为你内在的 它应该作为光进入你的内在 譬如 假如你做任何工作 只是微妙的进入它 或者渗入到内在 所以最好的是成为那知识 而不是只是知道并且理解它 这个你们能做到 你们非常有能力做到 而且这也会发生在你们所有人身上 我希望尤其是在今晚它就会发生 他们说这是一个小村庄 对我来说 大小并不重要 有多少人真正的求道者 正在真诚地寻求上帝 寻找他们的真我 这对我来说才是最重要的事 即使那里只有一个这样的求道者 我也会去到那个地方 是否有个大房子 或者一个小村庄 或者一个大城市 对我来说没有任何分别 愿神祝福你们 […]

心輪、喉輪、額輪、頂輪 Guildhall Theatre, Derby (England)

心輪、喉輪、額輪、頂輪
英國打吡
1982年7月11日
華倫醫生再次向你們講解那些我昨天告訴過你們的輪穴,因為在一個短的講座裡,我沒法把一切都告訴你們。若你得到自覺而又進展良好,你可以聆聽我上百的錄音帶,那麼,你便會明白這些知識就如海洋般廣闊。就如我昨天告訴你們,當你得到開悟,你便變成知識,這句話令人感到很混亂。人們不明白甚麼是「變成知識。」
有天一個男士來找我,他告訴我︰「我的靈性導師已經給了我知識。」
我說︰「怎樣給予?」
「因為他告訴我︰「「我已經給了你知識。」」
我追問︰「甚麼知識?你怎會相信他已經給你知識?」
他說︰「母親,是這樣的,他觸摸我的前額,我便看到光。」
我說︰「不管如何,你也會看見光,你怎麼知道你已經取得知識?」
他開始想,便說︰「若我取得知識,有甚麼會發生?」
我說︰「坐在你身旁的霎哈嘉瑜伽士,他知道甚麼是靈量,也知道怎樣提升你的靈量,他知道你的問題,你的哪一個輪穴有阻塞,他還知道自己的問題。」
他問我︰「他怎會知道?」
我說︰「他已經變成知識。」
正如我昨天告訴你,在你的中樞神經系統,你內在應該既能感覺別人又能感覺自己。
就如瘋癲的人,他不會知道自己已經變得瘋癲,不會知道有鬼附著他,變瘋了,他必須得到醫治,他甚麼也不知道。他漸漸變得瘋癲,住進瘋人院裡。又或某人染上癌症,不知道自己得了癌症,直至他們告訴他︰「你最多只能活十五天。」
這是肉身方面,精神方面。自我中心的人不知道自己是自我中心,他壓迫他人,以為他人是他的一部分。就像希特勒不知道自己是可怕的惡魔,將會進地獄。那時候在希特勒身邊的人也不知道有個惡魔正在這個社會形成,一個惡魔將要來臨。沒有人意識到甚麼,忽然十一年後,他以可怕、富毀滅性、撒旦力量回來。若你閱讀在他統治前所寫的書籍,事實上大家都支持他,因為他們說︰「我們正在衰落,我們的社會正在衰落,需要有人帶領我們過樸素的生活,令我們有點紀律,我們需要紀律,我們必須有紀律。」所以他們喜歡他,即使是年青的學生也喜歡他。當他走到大學裡,他們被他這些話所吸引︰「我們要有紀律,要簡樸。你不應吃這種那種食物,你應該過非常樸素的生活。」這些話令他深得年青人的欣賞。他們意識不到這個人是不是魔鬼。
真正的知識讓你看到自己和他人的精微。我們和他人的精微就在輪穴裡,而這些輪穴就在我們內裡,提供我們緊急時的需要。就如若我們想跑得很快,可以跑得很快,我們的心臟開始跳動,交感神經系統開始運作,這些輪穴為運作過度的器官提供適當的能量,令它回復正常,把它帶回正常。例如在左邊和右邊,我們分別擁有交感神經系統,若這兩個系統在輪穴上過分抽離,輪穴便會被分隔,而每一個輪穴都有一位神祇,當這些神祇沉睡了,便會從整體中分隔,因為我們原來就是這樣與整體連上。你要明白,就如脊椎骨,它就像這樣,若它折斷了,整體也會折斷,失去了控制。
當失控了,我們便要靠自己運作。當細胞開始自己運作,便會變成惡性,它與那令我們平衡,令我們有平衡的意識,協調,令我們知道該成長多少的整體失去了聯繫,這就是為甚麼癌症會出現。社會也是這樣,現在社會變得很自我中心,我們不停的說︰「有甚麼錯呢?這樣有甚麼錯?那樣有甚麼錯?」
就像今天,華倫剛告訴你們,我們內在有正法,我們有十個正法,十個內在的持守者,我們必須遵守的十誡。為甚麼要有正法?因為若你偏離正法,便會不平衡;若你不平衡,便會產生任何一種因為不平衡而來的毛病。這就是為甚麼我們不能把癌症治好,因為我們不能令細胞回復正常的狀態。我們最多也只能把開始侵襲其他細胞,令其他細胞變得自我中心的癌細胞切除,但我們不能令它變回正常的細胞。只有藉由生命能量,才能做到。因為當你給這些能量中心生命能量,它們變得更有力量,它們擴展它們的光環,細小的光環變得更大,把兩邊捲入,把它們牽引在一起,同時神祇被喚醒,細胞開始從整體處取得信息。
這是簡單、精微的原理。患癌的人怎會知道自己生癌?因為沒有任何途徑令他知道。若你變成知識,你的手指開始有了意識,它們在解讀字句,解讀語言,這些字句語言告訴你那一個能量中心有阻塞,怎樣醫治它,你馬上有所警惕,你知道甚麼在發生。
就如有人有精神病,他們不知道自己精神有毛病。他們有些人甚至完全意識不到,但跟著他們都會意識到自己有精神病。一位精神科醫生來見我,今天他也與我一起,他是霎哈嘉瑜伽士,他曾經醫治過一些精神病人,一位精神科的醫生,他發覺他這根手指在我面前常常跳動。這根手指和這根手指。(編者按︰左無名指和左拇指) 若它們像火燒一樣不停的跳動,即表示有惡魔附在他身上,就是這樣簡單。他可以把它清除,因為對霎哈嘉瑜伽士來說,只需二分鐘,就可把它清除。那個被鬼附的人也可把它清除,因為一旦你知道那個能量中心有阻塞,知道要喚醒那位神祇,怎樣喚醒祂們,你便能把它潔淨。這就是瘋癲的人怎會也能被治好。
在這裡,一個瘋癲的人走在路上,當他說話,我正在房間裡。他說︰「你要追尋基督,追尋神。」他在馬路上說這些話。他是瘋的,瘋人可以帶領其他人到哪裡?到瘋人院嗎?他就像這樣高聲地說︰「你要追尋主,追尋神。」怎樣追尋?你要怎樣追尋?
只在講座上說︰「追尋主,追尋神。」是這樣嗎?若我現在說︰「把你的注意力放在內裡。」你們坐在我的面前,很簡單,你的注意力正朝向我,現在把注意力放在內裡,你能否做到?你可以說︰「我們能,我們正這樣做。」不是這樣,不是,完全不是這樣。必須在內裡發生。除非某些事情發生,你的注意力仍不能放在內裡。很多人只相信虛假的事情,繼續相信這些事情,直到他們因此而受苦。我看過很多人都是這樣,狂熱者。在他們年老時變得完全……不是很暴力,就是一事無成,或富侵略性、又或很沉悶。他們一些人真的變得半瘋癲,一些則變得完全瘋癲。所以相信一些你毫不了解的事物是絶對盲目的,因此必須要持守誡律。
在印度,錫克教是個大宗教。錫克教信徒理應滴酒不沾。畢竟靈性導師那納克曾說︰「你們不能喝酒。」因為他知道,他知道自己在說甚麼,他是原初存在體的降世神祇,原初的導師,他說︰「你們不應喝酒。」但現在有人告訴我,在英國,錫克教信徒喝的酒甚至比英格蘭人還要多,這是很令人驚訝。試想像一下,伊斯蘭教的穆罕默德與錫克教的那納克是同源的,他們是同類,他說著相同的話。摩西也說著同樣的話。請你問問猶太人,他們正在做甚麼?他說︰「烈酒、酒精,全都要避開。」穆罕默德的時代沒有煙草,所以他沒有提及煙草,穆斯林因此說︰「噢,煙草沒有不妥,抽煙不要緊。」
你看這些事情,有太多的破綻漏洞。在印度,有很多像這樣的團體。若你去看看,你會感到很驚訝。像耆那教(Jains),他們不吃肉但卻喝酒,你能想像嗎?喝酒令你失去知覺是千真萬確的。摩訶維亞(Mahavira)只談論生命能量。佛陀從沒說過︰「不要吃肉。」這並不表示你必須吃肉,我想說的是他從未提過是否要吃肉,這並不重要。佛陀就是因為吃了生豬肉而死。祂進入一所房子,你要明白佛陀是位已得自覺的靈,祂擁有偉大的品格,是轉世化身,祂以客人的身份進入這屋子。
忽然,有個人走進來,他是獵人,他說︰「噢,佛陀,你來到我的房子,我可以給你甚麼?我可以怎樣做?」
祂說︰「我沒有時間了,你有甚麼就給我甚麼吧。」
他說︰「我殺了一頭野豬,但還要一點時間才能煮熟。」
祂說︰「好吧。」祂說︰「現在就把一半野豬給我吧。」祂因此而死。
即使是耆那教,你會感到很驚訝,Naminath是第一位,他是克里希納的表兄弟。在他盛大的婚宴裡,捉了很多鳥,我的意思是他們都是耆那教徒,試想想,那些鳥及其他,當他們看到那麼多鳥被殺,他很反感,說︰「好吧,請不要再這樣了。」
他們卻走向另一種極端的素食主義,我是說他們對自己可以非常殘忍,卻毫不介意。他們吃素的程度,你們是沒法想像。這是宗教的問題,就是你走向極端。宗教首先是不能極端,這是所有宗教最基本的。對基督徒來說,你知道基督曾說︰「遠離死屍,對已死的人你沒有甚麼可以做。」祂把已死的靈魂拿走,放在豬身上,再把豬趕進海裡,你們全都知道這個故事。但每所教堂卻仍把死人埋在腳下,你們不知道何故的走進教堂,已死的人全都躺臥在哪裡。很幸運,我仍然生存,又或我要說,我很不幸,在英國,我常常住在教堂的隔壁,在晚上,我看到他們從墳墓裡走出來,我說︰「我的天啊。」小孩就是坐在哪裡向神禱告。那麼,他們能得到甚麼?
無怪乎天主教把這樣的災難帶給所有所謂基督徒。我是說每個宗教的教徒都違背他們的宗教的根基。首先,基督控制已死的人,祂把死人對人的影響吸走,還嚴禁他們四處走動,走進任何教堂裡。只有在印度不知何故他們沒有這樣做,我也不知道他們是怎樣處理。但在這裡,每一所敎堂都有死屍徘徊,霎哈嘉瑜伽士現在都不上教堂,因為他們害怕。有一次有個霎哈嘉瑜伽士被鬼魂逮獲,他馬上知道,他感到頭痛,因此他不想上教堂。非霎哈嘉瑜伽士仍會上教堂,他不知道自己被鬼附著。
我的一個信徒的母親是天主教徒,非常堅定的天主教徒,她有數學的學位,事情就像這樣,她是個非常堅持的天主教徒。她來看我,我告訴她︰「你必須放棄上教堂這種狂熱,因為在教堂裡,躺著很多屍體。」她不聽我的忠告。現在她年老了,約六十歲,她變得瘋癲。她開始以浴盆作厠所,問題開始出現。她仍會在星期天早上起床,準備妥當上教堂去,回來後看來很好。每一次也是星期天,她起床後,穿得很好上教堂,然後回來。就像有人把她帶到教堂,再把她帶回來。有一天,她迷了路,這個女士打電話到警局說︰「現在該怎麼辦?這個女士迷路了,我的母親迷了路。」她非常擔憂。她致電給我,我說︰「你會找到她,她沒事,她會回來。」三天後,她回來了。天知道發生甚麼事,她回來了,她又再次開始這樣,那樣,像瘋子一樣,警察說︰「沒有甚麼可以做,你還是把她安置在老人院裡。」所以她把母親送進老人院。現在那個瑪利亞,我的信徒告訴我,那是非常令人驚嘆,那裡大部分人都是天主教徒或基督教徒,他們全都像這樣瘋癲。護士在哪裡也不好受。所有在哪裡的人,星期天都準備妥當上教堂,教堂是特別為他們而設,你可以想像嗎?只看看這種著魔著迷,這是我們內在的著迷,我們要知道這是種著魔,令我們不再是自由的人,我們都是這些事物的奴隸。
當你是這樣,另一種奴役我們的是我們的習慣,它奴役我們。我現在看到的人,曾有一次一個部長與我坐在一起,俄羅斯的部長,很有權力的人。忽然他站起來,他是主人,他忽然站起來說︰「啊,我要走了。」
我說︰「甚麼事?」
他說︰「我染病。」
我說︰「有甚麼事?」
「你知道嗎,我是足球迷,我不能再坐了,足球比賽一定已經開始了。」
試想像,他是主要的主持人,那麼多人都在這裡,他就是不能再待在這裡,我是說他不能把自己黏貼在椅子上,他想走,他不知道該怎麼辦,我感到非常驚訝,他不能保持安靜,不能控制自己。我的意思是必定有某些從足球而來的鬼魂附著他,或是甚麼呢?否則一個成年、成熟的人怎會有這樣的行為。
這不算甚麼,我們其他的習慣比這差勁得多,它們都在奴役我們,令我們沒有它們就活不了。這個世界的一切都是為我們而設,我們不是為了任何事物而活。若有任何東西奴役我們,我們必須知道我們是所有事物的主人。一張椅子能否令你舒服,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它沒有奴役你。沒有任何事物可以奴役你。國王,或是皇帝,一點也不在意,若你把這個人放在街上,他也睡得很香甜,無論你把他放在任何地方,他也感到快樂,他才是真正的皇帝,不是那個活得不舒適就不自在的皇帝。若他是舒適的奴隸,他就不是真正的皇帝。
當我們這個能量中心,即臍輪被喚醒,我們便學懂這些;當光在這區域散發,你看到幻海中的綠色,甚麼會馬上發生?在這光中,你甚麼也看不到,但這光卻起作用。開悟就是這樣,它在運作,光本身在運作,你可以想像嗎?光在你身上起作用。
我們有一個醫生非常喜歡喝酒,常常喝酒。我從不會告訴你︰「不要喝酒。」因為我不想你們跑掉。不、不、我不會說這些話。你舒適的坐下,只為得到自覺,接著我們便看到甚麼發生了。這傢伙只隔了一天,便把酒戒掉。跟著他要到德國,他想︰「我還是試試一些特別品種的酒。」都是他喜歡的酒。他試喝這些酒後,便嘔吐,不停的吐,不能忍受的吐。他說︰「酒的味道很差,我從來也沒有嚐過這種骯髒污穢的東西。」我甚麼也沒有告訴他,事情就是這樣發生了。他因此節省了金錢,他可以把省下來的錢購買別的東西,他現在很自由。我不需要告訴你們這些,因為我們上了癮,認同了,即使你說︰「這樣的事情會在霎哈嘉瑜伽發生。」很多人仍會拒絕。我們對事物的認同是那麼根深柢固,深入我們的存在體,困擾我們,就如我們說,我們完全不自由。我們可能在政治上有自由,但那是那麼表面的。
靈是內在唯一自由的,它沒有苦惱,沒有習慣,不會黏貼著任何事物,是完全抽離的,只向我們散發喜樂。它令我們的靈,我們的注意力那麼開悟。我所說開悟的注意力並不是我們一般理解的注意力,那是「哪裏有光,我們就看見光」不是這類。以這開悟的注意力,我們的意識也變得開悟,我們能透過雙手感覺別人。就像你必定看見昨天坐在這裡的人,那天一個在這裡的男士告訴我︰「你的能量與我不一樣。」不同類的。若你現在有負面的能量,你全身便會顫抖,你肯定會顫抖一會兒,毫無疑問,若你有太多負面能量。
就像有一次,在我們的講座裡,一些人來到這裡,一些婆羅門,他們對我都很反感,因為我不是婆羅門。他們說︰「我們不應有母親的講座。」
我不知道這些故事,他們沒有告訴我,但當他們來到我面前,就開始像這樣搖動。我說︰「你為甚麼搖動得那麼厲害?」
他們說︰「我們是婆羅門,我們知道你是力量(shakti),所以我們搖擺。」
我說︰「為甚麼只有你們在搖動,在場的其他人卻沒有。」
他們馬上指著四個人說︰「看,他們也在搖動。」
我說︰「去看看,找出他們是從哪裡來。」
他們發現原來他們都是來自瘋人院。我說︰「相對地,你們應該看誰在搖動,這些人是誰,沒有其他人了。」所以,若有負面能量,你必定有一點搖動。我們要再次看看,有甚麼用呢,內在擁有這些能量有甚麼用呢?這一點非常重要,因為我們都很務實,萬事萬物都必須有其用途。那麼,我們存在於這個世界有甚麼用途呢?一無事處。若我們已經擁有真正實用的東西,我們就不會追尋其他。這種追尋渴望仍然持續,所以我們可以總結,現在無論我們擁有甚麼,都不是最終。當你擁有最終,一切事物都變得相對,一切都變得相對。一切會轉變、會腐壞,奴役我們的都是相對的事物,還有是一切外表吸引但內裡卻像蛇一樣的事物。我們要擁有抽離的品格。
(母親說印地語)
現在,我們對宗教的理解是我們上局限的教堂,到局限的團體,到局限的會所。做著相同的事情,穿著相同的衣服,戴著相同的帽子。我們視我們屬於同一宗教,不是這樣,這全是人為的,全是人工化的。無論甚麼是人類造的,都是很人工化。你們也知道,他們在所有人造的衣料上寫下「人造的物料」,不是神造的。我們自己製造自己的宗教,還為這些宗教而爭鬥。
宗教是某些我們內裡的品質,你內裡的存在體,它與我們製造的荒唐東西毫不相干,這才是人真正的品質。就如碳有四個原子價,你擁有十個原子價,若這十個原子價都遺失了,甚麼會發生?就像化學品,若少了一個原子價,它便變成負離子,接著它與另一個原子價結合,就會產生正及負的原子價。所以若你多了原子價,你會猛然撲向別人;若你少了原子價,你便抓住別人。它的狀況正正像發生在化合物的情況那樣。
我們內在的原子價令我們平衡,這就是華倫告訴你們它們代表甚麼。當你得到自覺,得到正法,你的十誡便得到開悟,代表你得到力量,你變成這樣,你超越宗教,不再需要跟隨宗教,你只是變成,變得那麼整合。例如,有些人不適合吃馬鈴薯,他們就是不喜歡,只是不喜歡。在得到自覺前,則是相反,若他們不應吃馬鈴薯,卻吃得更多。得到自覺後,你只是不想再吃了,你不想吃了,你是那麼的整合。
我們內在的持守是那麼開悟,令我們對事情的優先次序完全改變。我們開始以生命能量來評價一切。現在,我們看到小女孩奧林匹克,她吃得很少,基本上所有固體食物她都不吃。但若食物是我給她的,她都會吃,但其他人給的她則不吃。若是我給她的,她會要求我給她更多。那是非常令人驚訝,她明白生命能量,若你明白生命能量,你便很容易保持你的原子價完整無缺,因為你已擁有力量。不單如此,你只是不喜歡其他事物,因為你喜歡生命能量在流通。當生命能量在流通,靈藉著你的中樞神經系統散發喜樂,這是靈的品質。你開始感覺到喜樂,當你感到喜樂,你不想為任何事而放棄喜樂,就是不想放棄。你只想去享受,所以你變成知識,處於這地帶,被肝臟支撐著的注意力便變得開悟。
就如我昨天告訴你,坐在這裡,若你想感覺任何人,你能找出答案。就像現在,我看到這個男士坐得有點不自在,我想︰他坐得很不穩妥。我說︰「坐好一點吧。」我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便知道他不妥當,所以我說︰「你是不是有甚麼問題?」
「是」
我說︰「不會有問題了。」
所以透過你的注意力,你馬上知道他人那裡出問題。只坐在這裡,你便能找出任何人的生命能量。例如,現在若沒有俄羅斯人在這裡……我說不說?有鬼附著畢先生,有鬼附著他,我要到俄羅斯,我希望能把附著他的鬼趕走,他是被鬼附。他們在接觸靈異的事情,同樣的事情在美國會發生,亦會發生在任何一處你想練習靈魂,巫師和那些我們稱為preta vidya, smashana vidya的靈界事物的地方,這些都是可怕的事物,用現代的稱呼,可以稱它為靈學,他們還用甚麼稱呼?富吸引力的運動或類似的名字……它其實只是已死的靈魂,只是已死的靈魂,這些人只是在練習靈魂。
他們把已死的靈魂帶來,稱它為聖靈(holy ghost),你可以想像嗎?這種富吸引力的運動是另一種可怕的東西。我不知道該怎樣告訴你們,但我必須要說,整個科學已經變得那麼精微,沒有人知道這蠍子,可怕的,撒旦的力量透過我們,把我們吸引到這些已死的靈魂哪裡。有些人說︰「母親,已死的靈魂有好也有壞。」但是為甚麼你要走向死人?你不知道誰好誰壞。你怎會知道,為甚麼要走向死人?我們要活在當下,不要活在過去。
這就是當你失去你的原子價(valence),便會偏向左邊。當你偏向右邊,你可能是非常嚴肅,不吃這種食物,那種食物,這樣那樣,你亦可能變的非常自我中心。你走向另一面,被稱為超意識(super-conscious)、集體超意識(collective super-conscious),左邊是集體潛意識(collective subconscious)而右邊則是集體超意識(collective super-conscious)。
當我開展工作,我決定不談已死的靈魂。我告訴自己︰「沒有這些我也可以應付。」這是不可行的。三年來我從沒有提及它,也沒有提及神祇,沒有提及所有這些。這三年我應付得很好,但當有個練習這些靈異的東西的女士來到霎哈嘉瑜伽,她令很多人被鬼附著,上千人去找她,她會告訴他們哪一隻馬會首先跑出,他們會在哪裡損失金錢等等類似的說話,人們通常都是成群成群的來找她。但這裡卻很少人來,讓密教術士附在你身上你也控制不了甚麼。若讓任何可怕的人來,境況就像這樣。這個女士真的令我開始談論這些事,就是因為這樣,他們的確存在。偏向左或偏向右令你們出問題,因為你進入了一個未知的地帶,那地帶是非常非常危險的。
告訴你,癌症是因為偏左脈而引發的。我從未見過任何一個癌症病人沒有這種經驗。例如,假導師,或可怕的人的教導,或閱讀關於左脈的書籍,如Rampa Sampa或有關所謂佛教的書籍。任何一種都會引發癌症。我最近在英國的電視中看過一齣有關癌症很好的電影。它說有些醫生做了一個調查,他們說癌症是因為一些蛋白質所引發,他們稱這些蛋白質為蛋白質52,蛋白質58,他們是這樣稱呼它們。他們知道它們是來自我們自創造以來已經存在的地帶,那地帶是集體潛意識,他們還把它們拍下,有相片。我是說我十年前說過的,他們到現在才說。他們只到達剛超越界限的某一點。只要他們得到自覺,因為醫生不能到達這地帶,所以他們不能把癌症治好,最多也只能阻止癌擴散,他們也可能減低患癌的機會,但卻沒有能力把癌症完全治好,因為他們不能把人從那地帶抽離出來。這地帶就像這樣,他們常常都會被捲入。知道這些事情怎樣在我們內裡被引發是非常有趣的。
這個能量中心是最重要的能量中心,因為是它令我們追尋,純粹的追尋必須是追尋靈而不是其他。但那些走錯路的人,你們看到向錯誤的人低頭的人,他們的前額都有一個隆起的部分,哪裡有十一個能量中心,它像山脊般在前額隆起。這十一個能量中心被稱為Ekadeshra Rudras(十一種毀滅力量),它們是負責毀滅,最終的毀滅,被稱為迦奇(Kalaki),或未來佛(Mattreya)或騎著白馬的即將來臨的基督(coming Christ)。當這山脊出現,它發展得越明顯,毀滅亦越接近。我必須要說,很多人不知不覺的有些念頭,我見過有些人繪畫或向人展示一些窮兇極惡的人的圖像,呈方形可怕的東西。我不知道他們怎會有這些念頭,但這確是事實。
現在這些毀滅力量正要作出行動。它們正在運用它們的力量,我們必須非常小心,我們正處於危險境況。在過往,若你們太過偏向左或偏向右,你們不會感到那麼差,而大家也並不關心。但今天,你們都處於危險的境況,你們都是那麼敏感,那麼脆弱,所以你們必須極之小心。毀滅的速度非常快,因此建設的速度要更快。
你看看現在,我是說你看看有甚麼在建設,甚麼也沒有。當你閱讀報章,從早到晚唯一的好消息是王妃生了個漂亮的王子,其餘的新聞都是可怕的消息。你請他們報導一些美好的事情,請他們報導霎哈嘉瑜伽,他們不感興趣。但若有小意外,意外事件,有人死了或有人被謀殺,他們便感興趣,會把那人怎樣被殺,有甚麼戰爭在發生等等的所有相片刊登出來,但卻沒有時間花在報導一些好新聞,一些好消息,一些帶來希望的消息,他們不想要這些,這就是為甚麼……。你看到今天任何組織就是這樣運作,他們是這樣建立自我取向的組織,即使是慈善團體也是自我取向的。
我曾經參與這些組織,與他們共事,我很驚訝,那裡的人內在毫無慈善。慈善必須是發自內心的慈悲,必須是從你內心流露出來,但也有是利用它來取得更好的位置或更好的地位的偽裝。荒謬的事情持續著。善心人實際上是川流不息的人。誰是那位善心人?若他們是我的一部分,我要向誰表示慈愛?若我感到這根手指痛,我能否只對這根手指仁慈?我必須照顧它,令它高興,因為它令我痛楚,我必須擦擦它,無論要做甚麼,我也要做,人們就是不明白。所有這些表面的事物遲早也會脫落,我們便會發現把精力都浪費在一些非常非常瑣碎的事情上。事實上,無所不在的力量成就萬事萬物,我們甚麼也沒有做,相信我,我們甚麼也沒有做過。
現在有多少花朵變成果實?誰在做這工作?這一刻有多少種子在發芽生長?當下此刻。誰在做這些工作?有多少嬰兒在這一刻出生?人體內沒有外來物能停留,身體會把外物逐出體外,但當胎兒在體內,身體不單保留它,還養育它,滋潤它,照顧它,讓它生長,當合適的時候到了,孩子便出生,誰在做著這些工作?我們視每事每物為理所當然。就以我們的眼睛為例,若你是醫生,你能看到如此複雜的眼睛被創造出來,我們透過眼睛看人,是誰創造眼睛?是我們創造的嗎?即使只是一隻眼睛,我們有能力創造嗎?我們看到不同的物種,這是神的慈愛,神的大能,無所不在的大能。
第一次,當你得到自覺,你感到那慈愛,感到生命能量,感到那無所不在的大能。你現在知道那無所不在的力量就在這裡,你也可以看到它的謀略。你能成就它,運用它,你是工具,正如我所說,你是導師,只有你才能成為導師,取得這力量。
我希望華倫已經告訴你們,他是怎樣找到我,我不知道他有沒有告訴你,他只是因為一個來電而來。他有我的電話號碼,告訴他有關我的那個人令他對我有錯誤的觀念,「她沒有空,就是這樣。」那全是謬誤,我是最多空閒時間的人,只要告訴他打電話給我,來吧,他來到我的房子,得到自覺,他現在在澳洲轉化了很多人。澳洲有七個城市已經擁有集體靜室。我必須要說,英國是最怠倦疏懶的。澳洲有七個城市已經準備好,這是很多人努力的成果。當你有光,你便能把光給予他人。
我們現在要說另一個在它之上的能量中心,是宇宙之母的能量中心。父親住在這個能量中心,之前的能量中心,即臍輪,再向上升,在右邊安頓下來,這是父性。昨天有個男士告訴我,他受哮喘困擾,我不知道他有沒有回來,他在這裡嗎?他在,很好。這個男士患了哮喘。當然,我告訴他這個毛病是源自印度有過度的浴室文化。你看看印度人,我們沐浴太多,除此之外,還有是來自對父親的傷痛。他的父親死了,他父親不想離開他,很擔憂他。這樣的事情會發生在我們任何人身上。若有人對他的兒子不好,這是父親的原理。若兒子對父親不好,父親會受到傷害,這是父親的原理。若這個原理受到打擾,又或父親忽然離世,你一生也會感到傷痛。所有這些都在這裡起作用,你的右心輪會有阻塞,你因此患上哮喘。以同類療法來說,你越緊張便越容易有哮喘,因為你越緊張,越會想起你的父親,若他仍然健在,他會幫助你,有時在潛意識裡,也會起作用。這就是問題怎會越來越嚴重。
很簡單的就可以解決,你會很驚訝,只要把這個人的父親原理像這樣提升,他可能是個令人沮喪的父親,可能是個殘酷的父親,可能是失去父親的兒子,甚麼也有可能。你只要把手放在這個位置,唸誦一句口訣,和平(shanti)便會升起,父性便會得到完全的喚醒,你的病會治癒,就是這樣簡單。
心輪中部是受宇宙之母所掌管,她賜予我們安全感。在十二歲時,前面的這塊骨開始發放抗體,它在你內裡製造抗體,直至十二歲,這些抗體是宇宙之母的士兵。梵文稱它為Jagadamba。它們散佈全身,當遇到任何侵襲,它們互相通報,一起抵禦。抗體在前面的胸骨處產生,我們也可以說是位於肋骨處,在肋骨處,即胸部位置,這部分,它們停留在哪裡,直至十二歲,在哪裡被製造。特別發生在女士身上,她們是母親,當有人挑戰她們的母性,她們便會出毛病。
就如有個女子的丈夫很輕挑,常常看著別的女人,她便會沒有安全感,她的母性因此受挑戰。當母性受挑戰,她這個位置便會出毛病,患上乳房的疾病,患上乳癌,這些疾病全因缺乏安全感而起。若女士缺乏安全感,可以源自各種原因,她便會得乳癌。有個已婚的女孩,她嫁給天主教徒,那是跨宗教的婚姻。男方的人常常找她麻煩,在印度這是非常普遍的,在這裡也是,他們想找她的麻煩,麻煩她的父母,她內心因此感到不安全,患上乳癌。當我們對別人殘忍,我們不知道這樣會令人生癌。我們對嫁進我們家,來到我們家的女士仁慈,需要付出甚麼呢?我們都是會說傷害別人的話的專家。我們自孩提開始,已經懂怎樣說傷害人的話,傷害他們,這樣會令他們生癌。你只能在得到自覺後,才會意識到這一點。
你會真正明白別人受到多大的傷害,因為你這裡也感到有點痛。你怎樣與別人說話,你的言行舉止,怎樣與別人溝通都會完全改變。這個能量中心是非常重要的。在左邊是母親的那邊,亦是母親本身。若母親是瘋癲的,你這裡便會出毛病,你的心臟可能出問題。我們有兩顆心,一是心靈,一是心輪。若母親是非常狂熱,若她對食物或其他事物非常狂熱,她的孩子也會有樣學樣。這樣玩弄孩子是非常危險的,要他們完全遵守紀律,要他們「必須像馬匹一樣走直路……。」必須容許孩子有自由。實際上,當我們過度壓制孩子,他們便會變成小流氓。在這方面,印度人比較好,他們知道怎樣養育孩子,他們容許孩子擁有自由,只教導他們尊嚴這個概念。若孩子還是小孩子時與父母一起很自由,當他們四五歲時,便會變得極之有尊嚴。我聽過孩子說︰「滾開,滾出去。」這些話他們是從那裡學懂的?他們是從父母,從朋友或從其他人身上學懂。通常這些話不會出自孩子︰「滾開。」我曾經見過一個很小的孩子說︰「滾開。」我是說這種話是有點過分,但卻確實發生了,因為我們不懂在孩子面前該說些甚麼話,該有怎樣體面的言行。我們或許是很不正派的人,沒關係,我們可能是絶對敗壞的人,即使是盜賊也知道,在孩子面前,他必須言行檢點,因為孩子可能變成盜賊;即使是妓女,妓女也知道,她的言行不應令孩子喜歡從事妓女行業。
這是常識,無論我們做了些甚麼,孩子很容易模仿。所以無論你想給孩子甚麼,傳授他們甚麼,你便要在他們面前有怎樣的言行。現在的社會,沒有放太多注意力在孩子身上,完全沒有。他們就是這樣,我是說女士也是。母親仍像新娘一樣,忙著找新的丈夫,丈夫仍像新郞一樣,忙著找新的妻子。而孩子,可憐的傢伙,不知道該怎樣辦。天知道他們要在哪所孤兒院裡度過一生。
即使工業也是這樣,我昨天想為小孩買一件純棉的長袖衣服,我四處也找不到。找遍德貝郡都買不到一件純棉的長袖衣,我告訴你,倫敦也是。我是說孩子是不能忍受穿人造纖維的衣物,那是非常危險的,對他們的皮膚也不好。當你們年青時,你們穿著純棉的衣物,這裡有棉磨坊,為甚麼要給你的孩子穿著這些可怕的,你從未穿過的物料。當他們長到你們這把年紀,他們面上會長出疙瘩,他們會……我也不知道他們會患上怎樣的皮膚病。沒有人意識到你們為孩子穿上怎樣的內衣褲,這是非常危險的,我不知道甚麼事情會發生在他們身上。他們現在用的東西,你們年青時從未用過,相信我吧。是時候他們需要得到完全的關注,現在卻是他們完全被折磨的時候。
即使工業也不關心他們,為甚麼不為小孩製造一些純棉的衣物。事實上,我認為政府應通過法例,規定小孩的衣物不能以人工的物料製造。年長的人可以穿人工的物料,沒有關係,但對小孩,你不能給他們穿原子彈,這太過分了。我想現代對小孩是太殘忍了。那就是為甚麼小孩都不想在這些先進的國家出生。我們印度因此必須承擔這個重擔。
若你對孩子不仁慈……試想想,有兩個孩子被他們的父母殺害,這是怎樣的社會?每一個星期在倫敦,我還以為是英國,他們告訴我是在倫敦,兩個孩子被他們的父母殺死。這樣的事情我從未在印度聽過。這樣殘酷的對待孩子,我不知道這些婦女是怎樣的人?她們是否只在神的面前展示身材,美麗的面貌和類似的東西?這樣殘暴,這樣自我中心,孩子因此受到折磨,全都有心悸,他們的心臟都很虛弱。孩子是受你托管,神給予你這樣漂亮的孩子,你應該為此感謝神。他們不是多餘的,神給你孩子是對你的恩賜。
在印度,若婦女沒有孩子,她會跑到每位神,每位先知以及所有人那裡哭求,求給她小孩。在德國,人口以二十分之一下跌。現在他們比付給首相還要多的錢給有五個孩子的母親,甚至付更多的錢,但她卻不要孩子。她說︰「我會失去好身材。」我不明白你為甚麼要有好身材?好身材有甚麼用?有誰會對你的身材感興趣?
為甚麼要令自己那麼下賤?我們是母親,我們必須為我們的母性而自豪。母性是婦女的最高成就。我是說我已經達成了,因為我是上千人的母親。我視作為女性,最偉大的成就就是成為母親。作為母親兼導師,你能想像我的困境嗎?沒有比要告訴你的孩子一些他們必須要做的事情更糟了,你很愛他們,不想向他們說這些話,因此你要玩一點可愛的把戲,把他們帶回正路。母親這身份是那麼有趣及漂亮的人生。你們必須是自豪的母親。我必須要說,男士應受責備,因為他們對母親不感興趣,他們只對很年青的女孩感興趣,這是墮落的徵兆。我告訴你,絶對是墮落的徵兆。
穆罕默德的時代,有很多很多的婦女,男人卻很少,因為很多男人被殺,穆罕默德也不知該怎麼辦。他想,就如我昨天告訴你,他們都很務實,生活在這個社會必須務實。他說︰「好吧!我們需要婚姻。」因為若沒有婚姻,任何關係都是不道德的,違反原子價的。所以他說︰「我們必需有婚姻。現在有很多女人,讓我們按男人的數目來把他們撮合吧。但若是男人的數目比女人多,做法便是相反,按女人的數目來撮合。」我們需要婚姻的意思是婚姻要得到集體的認可,得到集體的祝福。他說︰「好吧,與五個女士結婚吧。」你要明白,他很驚訝那時候的人都很敏銳,他們不會與年輕的女子結婚,年長的男子不會與年輕的女子結婚。他們說︰「我們怎能與年輕的女子結婚。」你看。
他因此說︰「不,沒問題,我也會娶年輕的女子,因為有太多年輕的女子而沒有年輕的男子,該怎麼辦?」但若在今天,若你問一個八十歲的老人,他會很樂意娶十八歲的年輕女子,我稱他為老懵懂,因為他不明白,不明白這個女子不會視他為丈夫來尊重他,他亦不能享受作為丈夫的生活,他是祖父,又或可以稱為曾祖父。他的言行必須像祖父,這才是他與年輕女子最理想的關係。
我們與別人的關係現在都很混亂。每一個女子必須富吸引力。為甚麼?每一個男子也必須富有吸引力,為甚麼?目的何在?這樣你能成就些甚麼?能得到甚麼滿足感?富有吸引力完全沒有問題,只要你不令人討厭,只要你能與別人保持理想的關係。但若與人的關係像狗和母狗那樣,還是沒有這種念頭好,追逐一些我們不該追逐的事物是絶對錯鋘的。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必須活得有尊嚴,有理想。若你只說︰「有甚麼錯呢?」這是爭辯,一切都是錯的,不是單一的錯而是整體都錯。若你想社會繁榮昌盛,你必須保持家庭生活美滿,這是非常重要的。在你得到自覺後,這自會發生。我不需要為此告誡你,你就是能做到,你變成理想的丈夫或理想的妻子。美滿的家庭能從霎哈嘉瑜伽而來。你能看到很多這樣的家庭,現在,霎哈嘉瑜伽有很多美滿的家庭,因此偉大的孩子,偉大的先知若想出生,都會出生在這些家庭裡。
很多偉大的孩子想在英國出生,也有很多已經出生了。我不知道他們可以得到怎樣的對待,人們能不能明白他們,人們沒有生命能量去判斷他們是不是先知。在英國有很多天生有自覺的孩子。有時,我對他們得到的對待感到很難過。沒有人知道他們已得自覺。他們說話的方式,完全是充滿智慧。這些小孩卻被我們侮辱和羞辱,我們對他們都很無知。我必須要說他們非常勇敢,在不獲賞識和照顧的國家出生是非常有勇氣的。我要說的另一個極端是在我們的國家,人們可以為孩子出賣國家,我是說這樣做是太過分了,這也是我們做的又一件荒唐事。保持在中間意味著你愛你的孩子,尊重你的孩子,他們是受你托管,是已得自覺的靈,是聖人,是即將來臨的新世界的基石,這是作為母親需要學習的。
母親的尊嚴必須得到尊重。我肯定你一定很尊重你的母親。現在作為母親,我不知道你有否得到尊重。當母親是婦女可以達致的最高地位被確立,她必須得到尊重,女士們的先後次序也會改變。她們能怎樣做?她們作為母親並沒有地位,所以她們對孩子感到厭煩。她們想︰「母性有甚麼用?母親是一份沒有人會感謝的工作。」這種情況只能在男士內裡有所改變,有所轉化才會有改變。
就像現在你聽著的講話,你可以在一處……我應說你能在一處非常正統的地方聽到的佈道。正統卻變成你的一部份,你變得與它是那麼的協調,絶對的一致,你喜歡它。你以這種方式愛你的妻子,你對其他人不會這樣。丈夫喜歡以這種特別的方式愛他的妻子,妻子也想以特別的方式愛她的丈夫,事情便發生了。沒有不安全感,否則,當你回到家裡,你發覺你的妻子與人私奔。試想想這是怎樣的境況?
我來這裡的第一年,我感到很震驚,我的鄰居是個四十八歲的女子,她的兒子二十二歲,兒子的朋友二十出頭。這個女子與那個二十歲的男孩私奔了,她留下三個孩子。房子被出售,按法例她可以得到一半產業,或類似的分配。她的三個女兒現在流落街頭,她最小的三個女兒流落街頭,誰來照顧她們?那個女人,四十八歲,仍然當新娘,你能理解嗎?正上教堂結婚去。這種事情完全沒有尊嚴,沒有愛,沒有感情。我們追隨的基督曾說︰「你說︰「不應通姦。」」我卻說︰「我們不應有淫邪的眼睛。」」祂到達這精微的層次,「我們追隨基督,配戴十字架,上教堂,我們身處何方?」
現在說到另一個能量中心,喉輪。這個能量中心對人類非常重要,因為當這個能量中心被喚醒,你變成旁觀者,你變成集體。這是集體存有的能量中心。我再次說,當這個能量中心被喚醒,你變成集體的存在體,這是非常重要的能量中心。就如我現在與你們一起,我必須告訴你們,我們受過甚麼苦以及印度人受過甚麼苦,而東方人受的又是另一種苦。例如東方人受說話過多的苦,我們稱它為喉輪的右邊,西方人則受完全不說話的苦,特別是英國人,他們從不說話。實際上你必須擰他們,他們從來也不笑,問題是他們只微笑,因為微笑被視為好的行為舉止,有時這也是非常沉悶的舉止。
左喉輪比我們能想到的精微得多。若你的左喉輪有阻塞,這是一種非常有趣的情況,對西方人來說,這是非常普遍的,因為他們發展了新的罪疚感。我是說每一個人都是有罪的。雖然沒有進過法庭,沒有犯過任何罪,但每個人每時每刻都感到有罪。就像有一個女子,「啊!我很內疚。」
「發生甚麼事?」
「我沒有向她說謝謝。」有甚麼關係,有甚麼需要內疚。
「啊!我很內疚。」
「發生甚麼事?」
「我潑出一點咖啡。」好吧,沒有關係,可以清潔的,為甚麼要內疚?人就是有這些不知名的內疚,他們不知道為甚麼要內疚,為甚麼常常有這種內疚感。
「天啊!我不應這樣做,不應這樣做。」
甚麼?我們有怎樣的內疚,內疚是很可怕的。我曾經見過,從美國開始,英國、葡萄牙、西班牙、意大利,瑞士,這些地方的左喉輪是最先也是最後我需要征服的。
一位女士站起來說︰「母親,我因為越南感到內疚。」
我說︰「越南?很久以前的事了,你現在還能做些甚麼?」
「不,我仍然感到內疚。」
「為甚麼?你能做些甚麼,為甚麼這樣關注它,你與它有甚麼關係,為甚麼你要內疚?」
「我就是感到內疚。」
我說︰「真荒唐。」
就像這樣,每個人都發展這種內疚。這是從何而來的。讓我們看看源頭。源頭先來自聖經,人們錯誤解讀聖經,聖經說︰「你是罪人,生來已是罪人。」我的意思這是荒唐的。這句話的真正意思是︰「你是唯一意識到罪的人,不是動物;你是唯一意識到你的無明的人,不是動物;你是唯一意識到你的盲目,其他人不能,動物也不能。」
為甚麼?因為你內在發展了這個「我」(I-ness),正如我昨天告訴你,發展了「我」是因為自我和超我在這裡相遇,因為你抬起頭,因為這個輪穴想得到開悟。你抬起頭,自我和超我便在這裡相遇,在這裡鈣化,你便有這個「我」,那就是為甚麼你以為︰「我做錯了或我做對了。」動物不會這樣想,牠們不會關心,牠們想怎樣做便怎樣做,當牠們想做甚麼,從不會坐下說︰「我感到內疚。」你曾否遇過任何動物這樣說?除了人類,他們常常都這樣說。這是虛幻的,我們活在巨大的虛幻迷茫中,這絕對是幻象,相信我,沒有甚麼需要內疚,內疚常常把你吞噬,令你養成慣性,感到迷失,所以這個能量中心要得到開啓是非常重要的。
在我的講座開始前,我都會先告訴他們,這個口訣必須要說︰「母親,我並無內疚,母親,我並無內疚。」十六次,這是感到內疚的懲罰。若你感到內疚,你必須受到懲罰。對嗎?這是對你的懲罰,就是說︰「母親,我並無內疚,母親,我並無內疚。」說十六次,這樣你便可以克服內疚。這是很實用,有成效的。內疚令你有脊椎炎,你的心臟感到痛楚,你的手患上我們稱為冷凍的手,所有毛病因此出現,全因你有這種虛構的內疚。
現在,另一種虛幻出現,我視它源自心理學家,所謂的心理學家。他們對心靈沒有意識,因為他們沒有任何途徑進入心靈,他們做的只是記錄,找出原因,嘗試把人治好。他們曾經治好多少個瘋癲的人?霎哈嘉瑜伽必定曾治好上百人,他們治好多少瘋癲的人?他們不曾治好任何人,相反,若你走到心理學家哪裡,你或許變得更瘋癲,像他們一樣的瘋癲。因為這些心理學家,當他們與人交談,他們不知道他們處理的是病理學的病案,不正常的病案。當你處理病理學的個案,你自己也因此中毒,或可以說是受污染,你不知道怎樣保護自己。
我要說容格是唯一真正的心理學家,因為他是個頗完美的人,他得到自覺後,提及醫生也會得病。現在,他們開始變得病態,像那個膚淺的佛洛依德,是他開始談論性和類似的東西,他自己卻是反常的人,他因癌而死。他的一生得到甚麼?他是這樣反常的人,我的意思是試想像他是因癌而死的卑鄙的靈,他又怎能指引我們,給我們任何有意義的論點。現在無論他的任何話,我們都視為聖經,甚至比聖經還重要,人們相信佛洛依德,比相信基督更甚。事實上,他們相信他。若把他的言論作個結語,你可以說他把每一個人都定位為性,你不能超越性,不能比性更高,甚麼也不是只是性。試想想,把人格降至這個層次。作為母親,我只能給他一個光彩的注釋,這個可憐的傢伙必定是在處理病理個案時被逮獲,令他向人灌輸這些錯誤的觀念,他只處理心理,左脈也是從這裡開始,亦在這裡結束,在你的超我結束。因此沈溺於性把你帶到超我,意思是把你帶到潛意識和集體潛意識,現在一切有關性的問題都是源出於此,情緒化的行為和一切曲解墮落都會帶你進入集體潛意識。
有個在印度的女孩,她很不正常,她來對我說,她想與女孩子一起,想與女孩結婚,想穿得像男人。我對她說︰「真的嗎?」我以霎哈嘉瑜伽的治療方法醫治她,我發覺她內裡有個男人,她被降至一文不值。有個男人附著她,她這些念頭都是來自這個男人,她才會說這些話,她被鬼附著。所有不正常的行為都是因為你被鬼附著。
有個古巴的女孩來看我,她在美國但來自古巴,矮小的女孩,矮小但漂亮的女孩,她告訴我,她的丈夫告訴我︰「母親,我很驚訝我的妻子可以喝光一整瓶威士忌,一個人把整瓶酒喝光。」
「好吧,坐下。」我為她做班丹,跟著我看到一個很大,很龐大像Globe Trotter的人,真的是一個很巨大的黑人從她身上走出來。我看著她說︰「你是否認識任何黑人?」
她說︰「母親,你是否看到他,你看到他嗎?喝酒的是他,不是我。」她對我說。當他離開她,她就變回可愛的妻子。
所有這些不正常的行為,若你做得過分,便會帶你進入集體潛意識,在哪裡你被所有這些可怕的東西所逮住;若你變得非常,非常自我中心,它也可以帶你進入集體超意識。那麼,你也能變成希特勒。「有甚麼錯呢?有甚麼錯呢?希特勒有甚麼錯呢?」沒有甚麼錯,當他說我是來拯救阿萊亞斯民族,我的鼻子是特製的,他完全正確。我的意思是神必定很驚訝的聽到這些話,我是說你要創造多樣化,是嗎?但就是這樣,我的意思是我們在人生中做著一些荒唐的事情,就像說︰「有甚麼錯?」我們跳進溝渠裡,回來時,你的頭上不能沒有負載任何東西,這些負載起作用,你變得很不正常。
然後你站在街上像瘋子一樣叫喊,若你激怒他們,他們便會變本加厲,所以還是不要與他們交談,不要與他們爭辯,忘記他們吧。我們看到所有狂熱的人,都有鬼附著他們。
他們大部分人都被鬼附著,我可以說,很多總統,很多專橫的人,他們大部分都是被鬼附著。我與他們會面,與他們握手,他們在我面前發抖,我便知道他們是被鬼附著,他們怎會在哪裡?他們不應在哪裡,他們被鬼附,他們附著別人,他們令他們成就事情,所有這種侵略是透過附著他們的鬼魂力量開展的。這個能量中心令你回復正常,當靈量昇起,穿透你的腦囟骨區,把它開啟,從你的雙手,透過這個能量中心,集體的品格開始彰顯,你變成集體的品格,你變得,我再次說這是實現(actualization),不是「我們是兄弟姊妹,讓我們組織聯合國,好好的一起賺錢吧。」這是實現,令你能從內在感受另一個人,這才是最重要的。
這個能量中心,我是說我也不知道能花多少時問不停的談論它,這個能量中心有十六片花瓣,它照顧你的眼睛,鼻子,耳朵,喉嚨,頸項……一切,甚至你的臉孔和所有這些,也受它掌管。合群的人,集體的存在體擁有一張散發生命能量的臉,只能藉由生命能量才能看到,你會知道誰是集體的存在體。
最重要是頭的這一部分,我告訴你,當你屈服於錯誤的事物時,最大的障礙是腦袋的最底部,梵文稱為mudhra。這是非常重要的,它腫起,築起大的障礙物,你便與那無所不在的力量完全切斷。意思是一切的保護,一切的指引,一切富滋潤性的事物,一切都從你的生命中消失。現在我們從這個能量中心說到這個能量中心,這是非常重要的。我必須告訴你,雖然是時候要結束這個講座,這個能量中心是額輪。它是位於腦垂體和松果腺之間,它控制我們的自我和超我,在視交叉床之間,存在著這個非常精微的能量中心。
有些人叫它做第三眼,他們看到的第三眼不是我說的第三眼,第三眼代表我們從內在而不是外在去看。這個能量中心是非常重要。它以神祇摩訶毗濕奴來裝飾,這是它的印度名號,它的英文名號是主耶穌基督,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能量中心。「追尋主基督。」你在哪裡追尋,祂存在於哪裡?祂必須得到喚醒,祂就在這裡。(編者按︰錫呂瑪塔吉指向額輪)因為你們都是來自這個背景,所以我想談及它,雖然摩訶維瓦(Mahavira)和佛陀也是在這個能量中心,摩訶維瓦在這裡,佛陀在這裡,而基督則在中央,在腦袋裡。這是很重要的東西,所有基督教組織都未領會到基督,就是基督要在我們內裡出生,在我們內裡被喚醒,這只能透過喚醒靈量才能做到,當祂被喚醒,在這個位置,因為祂被喚醒,自我和超我都會被祂吸入,這是一件大事。
這就是為甚麼祂說︰「我是作事者。」這很好,他們把祂釘上十字架。被釘十字架也是一齣戲劇,因為自我和超我把這個位置壓迫得很緊,要穿越它,你需要一位神聖的人,祂本身是Omkara(唵),一位擁有神聖品格,永遠也不會死的人去穿越它。克里希納曾經說︰誰在這一點上。祂說︰「這神聖的力量,這Omkara,永遠不能被殺害,也不能被摧毀。」因此耶穌基督出生,為我們創造這個通道,祂要證明,它是不能被殺害的。他們全是一體,互相關連。這些你都能在霎哈嘉瑜伽裡找到,因為當和諧被建立,你必須提問,耶穌基督和克里希納有甚麼關係?你能從生命能量找到答案,他們互有關連,非常緊密的關連。基督曾說︰「那些不反對我的人便是與我一起。」沒有人嘗試去找出祂說的「那些人」是誰。聖經說︰「我會像火舌般在你面前出現。」沒有人嘗試去找出這是甚麼,或是生命之樹,這是生命之樹(錫呂瑪塔吉指向能量圖),所以祂必須在你內裡被喚醒,這就是重點,當祂說︰「有人會來喚醒它,那麼你便永遠的知道我的父親。」現在有那些以主耶穌基督之名運作的機構在做著這工作嗎?他們做的只是祭祀,或是狂歡節,收集金錢,建築教堂,這些那些。
透過喚醒基督,你必須在每一個人內在建造一所教堂,這是洗禮的真正意義。洗禮的真正意義是靈量被喚醒,當它來到你的腦囟骨區,那是被稱為梵穴,靈量便會穿透它。有誰這樣做?沒有。我到過一所被稱為統一的教堂,我相信他們把所有教堂統一起來,這樣做也把全世界的鬼魂統一起來。各式各樣的假導師都在那裡,各式各樣,他們毫無辨別能力,我感到很驚訝,你也知道,基督並不那麼圓滑,我這樣說是因為當祂鞭打那些人後,說︰「若他們感到熱,我可以處理。」意思是若他們感到熱,他們便是有阻塞,我們能處理。若他們感到冷,我便點亮他們,若他們是半途膚淺的,「我便把他們從口中吐出來。」這是祂用的語句。因為膚淺的人會向魔鬼妥協,還會談論神,他們又怎能傳達好信息?為甚麼不把你內在的基督喚醒,自己去看清楚?當你提昇靈量,你會感到很驚訝,靈量到達這一點便不能再上昇。對所有基督徒,這是問題。你必須要他們念誦主禱文,便能解決,這是口訣。當你這個能量中心有阻塞,因為克里希納是集體的存在體,「Allah Ho Akbar」也是同樣的意思。你要把手指放進耳朵裡說︰「Allah Ho Akbar」自覺的靈,你的靈量便會昇起。你能看到靈量在三角骨裡跳動,能看到靈量的昇起,能感到靈量到達頂輪,穿越頂輪,你通過基督的大門,祂吸入這兩個機構(編者按︰母親指自我和超我),令這裡有通路,當靈量昇至超越額輪,你便變得無思慮。
這個邊緣的區域是神的國度,你從哪裡得到指引,靈量亦能通過。這是最後要做的工作,現在已經完成,大規模的完成了,這工作必須要做,已經做了,是被承諾的,時候到了。有時我也很奇怪,人在哪裡?我現在在英國與你們一起,你會很驚訝,在印度,成千上萬在村莊裡的人得到自覺,但這裡我卻發覺人們不想要實相,必須要有個馬戲團,那麼,至少英國人會來,印度人卻很少,他們從不粘附著這些,這是很奇妙,我就是不明白。事情是怎樣成就是很奇妙的,我們何時才會喜歡它?我的意思是它是免費的,你不需要付款,是你自己的,自然而然的,就在這裡。但仍然,他們得到自覺,他們迷失。
這是很令人驚訝,你不會相信,我已經在這裡工作了十年……八年,八年了。最初的四年,有六個人,他們上來,下降,再上來,再下降。我說︰「甚麼類型的人?」四年了,你能想像嗎?在印度,我只留了三個月,便有上千人來。是否就如約翰所說的,只有很少人會獲救。他說只有數千人會獲救,我們在西方是否只能做到這樣?英國人卻成就得最小,你會很驚訝,甚至意大利也比較好,瑞士,日內瓦,好得多,有甚麼發生?在這裡,他們追逐著一個要一輛勞斯萊斯的人,一個要求第五十九號勞斯萊斯的傢伙。為了給他勞斯萊斯,他們挨餓,當他來,他們把車給他,你能想像嗎?他們說他是個完美的導師。他們的腦袋沒有純粹的聰明才智去理解,你怎能從這部荒謬的勞斯萊斯得到靈?至少在德貝郡不能,來自德貝郡的人不應對這種事留下任何深刻印象,因為勞斯萊斯就在這裡製造。你不能製造神,你能嗎?你有能力製造勞斯萊斯,沒問題,你能否用勞斯萊斯來交換神?
他們在追逐這些可怕的事物,另一種可怕的事情是有人想教你怎樣飛。坐在這裡有個董事的妻子,她的女兒染上癲癇症,丈夫也有癲癇症,女兒也是,他們全都是癲癇症患者。他們支付上千英鎊,花了三千鎊去學飛,開始像青蛙一般跳躍,試想像?以你的純粹的聰明才智,一定會請那個導師從比薩斜塔跳下,我想建造斜塔也是為此原因,看看他能否飛高一吋,為甚麼不運用你的聰明?你應是最平衡,最聰明的人。昨天我告訴你,你是被安置在宇宙最重要的位置,即心臟,英國是宇宙的心臟,但心臟卻很怠倦疏懶,我可以怎樣做?你要告訴我,我該怎辦?為這個心臟打氣至實相。這裡有求道者,我不會說這裡沒有求道者,他們很多人是嬉皮士,上千人變成嬉皮士,他們很容易的接受荒唐的事物,為甚麼不是接受你們追尋的事物?我難以理解,就是不明白。
就如我告訴你,我不是移民來英國,我來是因為有某些事情發生了,我的丈夫被選來到這個國家,這是重要的,我視這必定是命中注定,就是這樣。我必須懇求你們現在接受和明白,這是威廉‧布萊克曾告訴你的︰「先知將會來這個國家,有神性的人(god of men)將會變成先知,他們有能力把其他人也變成先知。」這就是霎哈嘉瑜伽,甚麼也不是只是這樣,他應許了很多事情,他甚至描述過我住的房子,他曾經描述我們現在居住的房子的正確位置,他也有描述我們作為基地的集體靜室,那麼的詳細描述,令我感到很驚訝。一位這樣的聖人和預言家,在這個偉大的國家出生,卻沒有人想去了解他。我現在該怎樣做?我希望人們很快便能意識到,在轉化人類和拯救這個災難的時刻,他們必須扮演主要、很重要、關鍵的角色,他們就是帶領人進入神的國度的人,我滿懷希望為此祝福。
願神祝福你們。
很幸運,在德貝郡有高水平的霎哈嘉瑜伽士,真的很令人驚訝,威廉‧布萊克曾經多次提及德貝郡,他們想我來德貝郡。我說︰「伯明罕對我來說已經足夠了,我不來德貝郡了。」
他們說︰「母親,我們請求你。」跟著他說︰「布萊克說你會來德貝郡。」就是這樣,我來到這裡,我希望這個集體靜室能創造出很好的霎哈嘉瑜伽士,再從中創造偉大的先知。無論如何,布萊克高調的提及德貝郡,他推薦它。但當我坐車在外面走了一趟,有很多巫術,人們沈溺於可怕的東西。我很擔心,頗為擔心,這是非常危險的東西,對你,對你的孩子,你的家庭,對每一個人都是危險的,我發現這些口袋,我感到很驚訝它們怎能在這裡昌盛成功。願神賜你力量和智慧去明白,你是怎樣被安置在神的偉大工作中。
若你有任何問題,你有五分鐘時間提問,昨天有很多提問。事實上,我只在第一天容許提問,因為第二天還問問題是浪費時間,請不要提問個人問題,不要問個人問題,個人問題遲一點才問,我會回答,若你想問一般性的問題,請提問。
問題︰你有否見過神?
錫呂瑪塔吉回答︰為甚麼要問這個問題?你有否獲授權去問這個問題?你先要看看你的靈,我們才談及它。你為甚麼要問這樣的問題?你是印度人?至少要保持一點禮貌,請坐下。這種「你是否見過神?」的傲慢問題不應該問,你為甚麼問我這種問題?誰授權你向我問這個問題,我必須也問問你,你能否感到你的靈?好吧,先感覺你的靈,這就是為何佛陀從不提及神,我昨天只告訴你們,因為你忽然想見神,你是否擁有眼睛去見神?你甚至連我也看不見,你又怎能看見神?
你要先成為靈,我們才談及它。小孩子不會在與國王交談時摑他一記耳光,對嗎?他應否這樣做?我們要知道自己的界限,自己的分際(mariadas),特別是印度人,有時我感到很驚訝,提出「你有否見過神?」這種問題。我有否見過祂,為甚麼要告訴你?沒有此必要,沒有必要……這是很傲慢無禮,我很驚訝你在這裡這樣問,印度人從不會這樣,很令人不安。試想像,若我真的見過祂,他會相信嗎?又或沒有見過祂,這些問題有時令我感到……我是說這樣的問題,你明白嗎?
他是貝尼大學的哲學博士,你不會在印度找到這類人,我不知道這些唯物主義,絕對粗淺的人從何而來,我是說他怎會問我這樣的問題?不該問的,我來是給你自覺,只是這樣,是你應得的,這是你的權利。我要說就像銀行,我在兌現給你的支票,只是這樣。若給你的支票已簽署,就是這樣,完成了。這是我與你的關係,我不會告訴你關於我自己,令自己再次被釘上十字架。基督想告訴人一些有關祂自己的事情,他們便把祂釘上十字架。
我現在若告訴他︰「我當然知道神。」他是不會接受的。若我說︰「我不知道。」他也不會接受,蠢人,印度人絕對不蠢,他們很有智慧,我必須要說,我很驚訝這種愚笨從何而來。很有智慧,印度人是很有智慧,因為你看看大地的瑜伽,我們的國家是個很古老的國家,你不會知道這個國家得到甚麼讚頌,我能……不要以你看到的人來評價它,不、不、不,它是個很偉大的國家,非常偉大的國家,靈性上,絕對是靈性的國家。我不知道他們發生了甚麼事,很表面膚淺的人出現,極之膚淺,我也看到一些偉大的靈,不要評價它,不要評價這個偉大的國家。
當我與丈夫一起到印度,我告訴他︰「我們已經觸碰到我們的國家。」
他說︰「你怎麼知道?」
我說︰「看,生命能量!整個國家都有能量,大氣中充滿能量。」
他說︰「真的嗎?」
我說︰「請你問機師。」我們坐頭等,他走去問機師。
他說︰「先生,我們剛在一分鐘前著陸。」像這樣偉大的國家,整體,宇宙的靈量就在這個國家,你能想像嗎?靈量,他們卻沒有追尋的欲望,欲望的力量就在這裡,他們卻沒有力量去追尋,你能想像嗎?我很驚訝,那些人來以導師自居,可怕的人卻在賺錢。若我是印度人,我會感到羞愧,因為感到羞愧,我有時也會想︰「他們對我們擁有的做了些甚麼?」那麼巨大的遺產,你只是幼芽,只是外在的,你是樹木,我們則是根,你不能沒有我們而活,我們是你的根,你看這些根,我就是不明白,它仍會妥當,這是母親關注的。
讓你們現在得到它吧,請把手朝向著我,脫下鞋子,你必須是在追尋,若你並沒有追尋,來我的講座有甚麼用呢? […]

根輪、腹輪、臍輪、幻海 Guildhall Theatre, Derby (England)

根輪、腹輪、臍輪、幻海
英國德比  1982年7月10日
很感謝德比郡和伯明罕的霎哈嘉瑜伽士給我這個機會,向這裡的求道者講話。現代的求道者是很特別的。我們以前從未有過求道者,即使有也不太多。一直以來都有人追求金錢,追求金錢的人現在仍然很多;有人不斷的追求權力,卻很少人追求這種像珍珠般珍貴的神的祝福。原因是人類的意識,集體的意識並未認為他們有能力或需要去追尋。
但在今天卻有一個美麗的組合,一些高素質的求道者在這個地球出生,有很多人正在追尋;不單只有一兩個人坐在山頂上、洞穴裡或其他地方嘗試入靜,而是很多人在追尋。有些人對自己,對自己所擁有的都不滿意,他們認為必定有某些超越他們的事物;有些人仍未找到生命的意義;有些人要找尋生命的目的;有些人感到必定有某些比他們更高的東西,所有這些人都是求道者,不單是現世,而是數千年來已是求道者。
在基督的年代,我可以說是沒有求道者。因為即使是基督的門徒,都是被迫成為門徒,基督要把他們找出來,並向他們講述真理。所以我們必須要說,現在是人類創造史上十分重要的時刻,因為有很多求道者。
今天求道者的問題是:他們不知道要追尋什麼,完全不知道自己追尋什麼,怎樣去尋找,期待些什麼。他們正要進入一個不認識的領域,這領域對他們是完全陌生的。這個陌生的領域,很多人都曾經描述過。每個人都說:「我能把你想要的東西帶給你。」另一個人說:「我能做到。」很自然的混亂便會產生。現代是混亂的時代,極大的混亂。當混亂出現,我們只能找出答案,確定的答案,一次解決所有問題。人類的腦袋從未有像今天那麼混亂,是非對錯,從未試過這麼混亂。任何錯事他們都去做,明知自己在做著錯事。如果他們是好人,會說︰「好吧,這是好的,我們只做好事。」雖然每個人都能分辨對錯,他們或許仍會做錯事。可是今天卻沒有人知道什麼是錯,什麼是對。
除了對和錯,還有些東西是遠遠超越對錯的。你必須認識自己,因為這個知覺狀態是內在的,我們不認識自己,不知道什麼是絕對。我們活在一個相對的世界。每個人好像都能意識到,也許在潛意識裡,或在無意識裡,但肯定的是每個人都感到我們是不知道的。這是一種誠實的,崇高的感覺,就是我們必須認識多一點。
當我們說「認識」,我們以為就像我說:「我不認識德比郡,我從未到過那裡。」什麼意思呢?「我不認識德比郡。」我不認識德比郡些什麼?我可以從書本中讀到它,我可以找出,我可以瞭解德比郡的全部歷史,我可以找出那裡誰能製造漂亮的瓷器,我可以找出他們全部的歷史;所有有關德比郡的我都可以從書本中讀來。然而,為什麼我還說:「我完全不認識德比郡。」因為我從未到過德比郡。我未到過那裡;未有到過這一帶;未有見過這個地方;未有到訪過它;未有任何在這個地方的經驗,所以,我不認識它。我們現在的處境正就是這樣。
我們的處境是我們不認識上天。我們讀過它,聽過它,很多人寫過它。當他們知道有人想認識上天,有關的書籍便會出現,一本接一本,他們寫了數千本書籍。有多少是真,多少是假?這是沒法知道的,因為我們根本不是真正的認識。假設有人說:「貝德福公爵生於德比郡。」我怎麼知道?我不會知道,除非我遇到來自貝德福而又知道貝德福公爵的人。同樣,我們對上天的知識是很混亂。這不是知識,從來不是知識。
我們對知識的概念是知識能為我們的疑問提供理性的答案,我們能透過聰明才智理解知識。可是這個領域卻是超越智慧、超越理性的。超越一切有限的就是無限。這個無限的領域只能靠你們的感知能力去體驗出來。我們要認識的是非常微妙的東西。該怎樣去認識事物,是透過我們感知的體驗吧?不是一種體驗,像他們突然見到光,這是體驗¾我的意思是你經常看到光,這是多麼偉大的啊!人們突然見到光在閃動就感覺到它,這並不怎樣偉大。光必定從某處而來;或者它對你沒有任何用處,你只是體驗了。所以你要知道,看見並不等同體驗。就如一條狗看見這儀器,它能對這儀器有什麼認識?它只是看見它。
知覺,人類的知覺遠比動物的知覺包含更多偉大的東西。例如,動物沒有對美的感知能力,也沒有對清潔的感知能力。這些感知能力人類天生已經擁有,他們可以感覺到它,可以在中樞神經系統感覺到它。因此,你的所有知覺都是透過中樞神經系統感覺到。這不是想像而來,也不是理性推論而來。「噢!是的,我知道,我知道。」不是這樣。知識應該是透過你的感覺而來。就像我可以感覺熱和冷,可是一塊石頭卻不會有任何感覺。
同樣,你應該是透過中樞神經系統去感覺。即是你的感知能力要掌管一切;你的感知要到達一個新面向;你的知覺要到達一個新面向。一切其他的經驗對你的進化並沒有意義。如果你看看進化的過程,是感知能力在改善,接收更多更好的面向。當你成為人類,當你的知覺狀態準備好接收宇宙存在體的感知,集體存在體的感知時,這些面向便發揮至極點,你便成為集體的存在體。
現在我想告訴你們這個在你們內在的東西,我們處於什麼位置。實際上,你們不應視我的話為理所當然,也不應否定我所說的。就像進一所新大學,我們要聆聽和嘗試瞭解教授的講話。假如他提出一個假設,你便要判斷這個假設,看看它是否可行。如果它是真的,你便稱它為定律。同樣,我們進入這個新的認知前先要瞭解它,而不是否定它。如果它是真的,我們便要相信。不應盲目的相信霎哈嘉瑜伽,盲目的相信是於事無補,但亦不應該否定它,要採取正面的態度,把我的話當作是假設,無論我告訴你什麼,你不需要馬上接受它為真理。
是時候我要向你們證明真理,真理是可以驗證的。驗證有神的時候到了。要去證明,不是我長篇大論地演講或帶你們到法庭或類似的事情去證明。我能怎樣證明它呢?就在你們的知覺中。感應全能的神是你們的知覺的絕對體驗。是時候去驗證經典、所有經文,是時候去驗證你與神連上,你與祂的關係,你與太初存在體的關係。無論你稱呼祂是「神」或是什麼,對神是毫無分別的。無論你稱呼祂什麼名字,神就是存在。神不是你想像那樣,也不是你瞭解或知道的那樣,神就是神。除非你感覺到祂,你不會相信有祂。就算你在某些情況下相信祂,這只是盲目的相信。對任何理性的人是毫無意義的,這些人遲早也會譴責自己這種盲目的相信。
正如我所說,感知能力透過不同階段的升進,在我們內在已經建立了一個系統,它就像寫在我們內裡的歷史:我們怎樣成為人類,怎樣分為不同的階段。首先,在碳原子的階段,我們變成活生生的,死的變成活生生的,它是安置在這位置,潛藏在三角骨內,我們稱為靈量的大能。這個大能正是聖經裡被描述為生命之樹的力量:「我會以火舌在你的面前出現。」可是聖經是很精微的,它沒法解釋這種富象徵性意義的東西。除非你有新的感知能力,或有生命能量的知覺,否則這是沒法解釋的。
這個力量是我們內裡欲望的力量,是最終的、唯一的、真正的欲望。其他欲望變得一無事處。你看看富裕的國家,人們得到財富;他們很富有,卻不快樂。在十分富裕的國家如瑞典和瑞士,人們互相競爭。有多少年青人自殺?我最近知道瑞士人比較富裕,但相比瑞典的年輕人,更多瑞士人自殺。
我們應該意識到,如果富足是我們的欲望,那不是真正的欲望,因為當我們得到財富,我們應該是很快樂和喜悅才對,但卻不是。經濟學的基本原則是個別的需求或許得到滿足,可是一般來說,需求是永遠得不到滿足。即是說物質是不能滿足你們的需求。我們需要些什麼,我們追尋的是隱藏在這個力量裡,就是追尋與神合一、瑜伽、與神連上。我們稱之為洗禮。在可蘭經叫作“pir”,你要成為“pir”¾即重生。不同的語言都有描述它,一切經典裡描述的都是同樣的東西。如果你嘗試瞭解它的意思,你會很驚訝它們說的都是相同的東西。
有人可能說︰「母親,或許有其他方法,其他成就它的方法。」不會有其他方法,因為自你成為碳原子開始,它已在你內裡運作了數千年,是大自然安排它在你內裡。就像有人說,種子要以別的方法發芽生長,種子是沒法以別的方法發芽生長;種子有胚芽而胚芽必須得到喚醒,這是唯一令種子發芽的方法。同樣,它會在你們身上成就。這個力量必須在你們內裡受震動,在你們內裡被喚醒。如果它在你們內裡被喚醒,它會升起。這個力量是什麼?它是要與靈合一,它知道必須與上天合一。
我們有很多其他的欲望,我們應說,其他欲望與這欲望有何關連?是這樣的,我們必須說:「我來德比郡是要與你們見面。」我老遠而來,來到倫敦市政廳,來到這裡,卻見不到你們。因為見不到你們,我這個旅程是白費的,不管如何,這個旅程已經沒有什麼意義了。同樣,所有其他欲望只是為了實現這個欲望¾這個最終的欲望¾就是與上天連上。
很多關於靈量的事情可以說,我已經講述靈量數百次。若要對它有多一點瞭解,你要來霎哈嘉瑜伽,那麼你便會對靈量有更多的認識。我剛才只簡單地告訴你們什麼是靈量,它怎樣被安置在這裡。
在此之上,是第二個……其實我們把第二個能量中心當作第三個能量中心,它是力量……我可以說這個能量中心令我們有追尋。這個稱為臍輪的能量中心是掌管我們的追尋。當我們還在動物的階段,我們憑腹部的感覺去追求食物。當我們成為人類,我們會很驚訝我們也是通過腹部去追求金錢。我們或許有點分心,但最終我們甚至通過腹部去追尋神。
我們要跨越包圍腹部的領域,這個領域代表導師。所有原始宗師像摩西和蘇格拉底都是在這個領域出生。有十位原始宗師降世,祂們讓我們知道自己在追尋什麼,該做些什麼。基本上他們是來教導我們如何平衡自己,好使我們能升進。
所有偉大的先知或原始的存在體,他們都是導師,他們來是要告訴我們,假如你太偏向左邊,或太偏向右邊,你的持守(sustenance),你作為人類的品質便會下降。作為人類,你必須持守某些法則。這個能量中心漸漸顯露你從動物發展到高等動物,然後到人類應該持守的品質,它令我們意識到我們內在擁有這些持守,我們內在的律法就是這樣來的。聖經的十誡正是我們內在的十個持守。有十位降世的靈性導師,令人類不會偏離中道,既不偏向左邊也不偏向右邊。
左脈代表情感,也是願望的力量。情感令我們有潛意識,超越潛意識的是集體潛意識。在右邊的是行動的力量。我們的願望是以行動來實現,這個行動的力量讓我們有未來,還維持我們的身體和思維的活動。因此,我們的頭部發展出一個叫「自我」的東西。每個人都有自我,不用害怕。當我們做任何事情時,我們感到這是「我」做的,這其實是幻象,儘管如此,我們仍繼續這幻象,因為我們還未看到實相。
另一個在我們內裡左邊的力量令我們受別人的宰製,亦使我們有過去,還有是它是我們的情感活動的副產品,這東西像氣球,稱為「超我」。自我和超我在頭部匯合。當你成長,你頭頂近腦囟的地方會鈣化,你小時侯頭頂柔軟會跳動的位置因此被完全遮蓋。你會發展出「我」這個觀念;你成為甲先生、乙先生、丙先生等等。你擁有自由,你有自由成為甲先生、乙先生或丙先生。
之後,你開始運用第二個能量中心。這是創造力和行動的能量中心。動物是沒有自我的。當然,如果它們與人類一起生活,可能發展出自我。否則,它們是完全沒有自我的。如果你犯錯,你會感到難受,感到內疚。動物卻從不內疚,因為它們天生是以殺害其他動物作為糧食。所以它們從不內疚。只有人類會說:「啊,我不應這樣說,不應這樣做。」只有人類會感到內疚,亦只有人類才會支配別人。
當我們思考,想及未來,開始計畫,第二個能量中心便會運作。你的身體……﹝燈太多了,能否關掉它,最好把燈關掉,太多了,我在忍受,太多了。﹞當你思考,思考需要能量。你把腹部的脂肪細胞轉化成能量,提供腦袋使用。當脂肪細胞轉化時,這個可憐的能量中心要很努力的工作。當你思考,這能量中心便要運作;它要非常非常辛勞地只做一項工作,就是向腦袋提供脂肪細胞。
(這兒有太多燈了,可以把它們關掉嗎?這盞燈,不、不、不、不、這三盞燈……謝謝……這裡仍然,請關掉這三盞燈,這樣好一點。不,是這三盞,三盞太多了,不需要它們,這三盞,這是什麼?他們能看到我,你們看到我嗎?它好像向我發射。)
這個稱為腹輪的能量中心是負責給你將來,給你能量思考將來,計畫將來,也給你能量做體力勞動和運動。這可憐的能量中心只能做一項工作,就是轉化脂肪供應腦袋使用。如果一個需要負責多項工作的能量中心只能做一項工作,它便會忽略其他工作。結果問題便會產生;它其實還需要照顧肝臟、胰臟、腎臟和脾臟,一旦它只能做一項工作,只安排一項工作而不能做其他的工作,你們的肝臟便會出毛病,會有糖尿病、腎病和血壓的問題。而且還會患上血癌這種嚴重的疾病。
霎哈嘉瑜伽可以醫治所有這些毛病。這只是肉身的毛病,它可以治好身體的毛病,當這能量中心回復正常的狀態,假如能量中心能正常地運作,你們可以輕而易舉治癒所有因為過度活動、過多思考和過多想像而產生的疾病。經常想及將來是非常危險的。
舉一個例子,現在我們坐在這裡,很舒服地談天說地,可是如果我想:「我明天要到那裡,回家後要做些什麼,要弄些什麼菜,要吃些什麼或怎樣去乘火車。」這些未來取向的行為使你變得可笑,變得未來取向,甚至忘記過去。
我遇過一個男士,他甚至忘記自己的名字,忘記父親的名字,母親的名字。更甚的是他忘記了妻子的名字,令他的妻子很沮喪,她因此哭訴:「該怎麼辦?他什麼都忘記了。」他正處身于未來的地帶,只知道未來。需要把他帶回中道,那麼他便會慢慢回復記憶。他告訴我他是印度一個很大區域的議會主席。他說他就是這樣,他說︰「不,我是。」我說︰「很好,你好轉了。現在你已懂說「我是」﹝I am﹞。」
這正是未來取向的社會正在發生和將會發生的事情。我們可以做一些其他事情來減低它的影響。例如你可展示從前的照片和類似的東西,但這樣做不能把過去帶回來,過去已經飛逝。
唯有喚醒靈量才能把問題解決。當靈量被喚醒,她開悟了能量中心,使它回復正常,回復正常的狀態、正常的狀況。除此之外,它還取得充足的活力,彰顯出它的品質。照顧我們的注意力的能量中心得到開悟,我們的注意力也得到開悟。被開悟的注意力變得活力充沛。只要坐在這裡,你便可以把注意力放在任何人身上,只需運用注意力,什麼也不需要做。只要放注意力在那個人身上,你便能在指尖上知道這人出了什麼問題,即使他在千里之外。當尼信遇上麻煩,突然間,我也不知道怎樣,我說:「尼信現在怎麼樣?」他們說:「媽媽,他正一團糟。」
基督曾說:「你的雙手會說話。」時候來了,簡單的一雙手,卻是那麼精密,它的神經末稍是那麼的細微,我們都不能瞭解它們能告訴我們多少事情,可以到怎樣的程度。當靈量被喚醒,你開始感覺到四周的生命能量,感覺到你從未感到的無所不在的能量,這都是透過你的指尖。這些指尖是你以前忽略的、誤用的,或是用作錯誤的事情。這些指尖得到啟發,你開始感覺到它們。那就是我所說的︰你要取得受啟發的感知能力,要彰顯你的感知能力。那就是你如何開始感覺你的手指:這兒出問題,那兒出問題,你知道哪裡出問題。所有這些都是與你的能量中心有關。這是第五,第六和第七能量中心。七個在左邊,七個在右邊。這是與你的情緒有關;而這是與你的右邊、你的身體、你的理性或我們稱為精神有關。
因此你只憑感覺那個人的熱力,他有沒有發燙,你的手指有沒有感到麻痹,感到沉重而知道這個人的狀態。你與上天無所不在的力量交流,它告訴你訊息。這些訊息是那麼的準確,即使你有十個有自覺的兒女¾現在很多孩子是天生有自覺的¾我們並不瞭解孩子,但確有很多偉大的孩子在現在出生,因為時候到了。這是審判的時候;復活的時候;是所有經典曾經描述的時候。因此偉大的人出生。如果你蒙著這些孩子的眼睛,再問他們坐在他們面前的人有什麼問題,他們會豎起同一根手指,即使他們的眼睛是蒙著的,背向那個人,他們全部會豎起同一根手指。他們會收起雙手說,他們是那麼好,孩子是那麼好。
你要明白,當他們把手指放進嘴巴裡,我們有時候會想……佛洛依德,他是個很膚淺的人;他並不怎樣認識神,並不認識關乎生命的,他什麼也不知道,他知道得很少。他說這全是關乎性,他只有性的論點(sex point),他想每個人都是一個性的論點,而不是人。這個人無論在說什麼……真理是與性毫不相干。就是這樣孩子感到手指頭發熱,他們真的感覺到,因此他們把手指放進嘴巴裡。我見過很小的孩子,我們這兒有一個來自英國……來自倫敦,另一個來自另一個地方……如果你問他們,他們會馬上告訴你哪裡有阻塞,那個輪穴有阻塞。你不能愚弄孩子。他們會告訴你同樣的事情,這樣的事情都在發生。
你的感知能力受到開悟,有交感神經末梢的雙手會告訴你。現在我們透過中樞神經系統既能感應別人又能感應自己。
假設你坐在這裡,我問你:「你出了什麼問題?」你會說︰「不知道,究竟我出了什麼問題? 我真的不知道。」我卻或許能告訴你你那裡出問題。如果你去見醫生,他會說︰「是,這就是你的問題。你怎會知道?」你不用做任何身體檢查,那些病理上的檢查,把你的牙齒,你的眼睛徹底的檢查。檢查完後,他們會告訴你,你是最健康的人。你不用經歷這些可怕的檢查,不用浪費任何金錢去做這些令人沮喪的檢查。只要攤開雙手,自會知道自己的問題。霎哈嘉瑜伽士亦會告訴你:這是你的問題,你可以這樣把毛病治好。
現在時候到了,這是非常奇妙的時刻。透過霎哈嘉瑜伽,我們已經治癒許多癌症的病人,很多血癌的病人。最近有個在紐約的女霎哈嘉瑜伽士,她治癒了一個血癌病人。這個男孩快要死了,醫生們都宣佈他快死了。他們宣佈男孩只剩下十五天壽命,他要死了。除了這個宣告,他們沒有什麼可以做了。這個可憐的男孩,經歷種種治療,他來自印度,耗盡所有金錢,最後只得到一張證書,證明他只能活十五天。
有人找我,我告訴他們去找一個在紐約的女霎哈嘉瑜伽士。他們告訴我關於這男孩的事,他的名字叫華夫,還未到十六歲,得了血癌。這個男孩不單痊癒了,還到過倫敦探望我,他現在已經回家。
這看來是很奇妙,一個不是醫生,沒有醫科背景的人也可以醫治別人?在醫學和所有這些之外,是精微的力量,是一切事物的源頭,這就是上天的力量。如果你成為這力量的主人,或你懂得怎樣處理它,你便可以醫治任何人。這些日子不是我在治療人,而是我的信徒。我也不知道有多少人,華倫醫生透過霎哈嘉瑜伽醫治他們,這並不是醫學。就連他自己也無法估計究竟治療過多少病人。
所以整個系統將會改變。你要成為自己的導師,自己力量的導師,你會把所有力量釋放出來。當我們說有些靈性導師有治病的能力,有些靈性導師能停止可怕的疾病擴散等等諸如此類的事情時,我們都認為是不可能的。我們總覺得這是不可能發生的,怎會是這樣?我們怎能相信?我們以為是荒誕無稽的故事。但當你親眼看見這樣的事情真的發生了,你會感到很驚訝。
有一次我乘船,遇上船長,我給了他自覺。剛巧一個船員被困冷藏庫,快窒息了,他同時患上肺炎。當然,我有些地位,因為我丈夫是這船公司的主席,所以船長沒有叫我到現場,他覺得這個要求太過分了。
我跟他說:「好吧,你不想我到現場,那麼你最好自己走一趟。不要發任何求救信號或叫任何醫生來。只要將你的手放在他的胸膛上,五分鐘就可以了。」
結果船員的肺炎馬上痊癒,連船長都不相信。他說:「怎麼可能呢?」,我說:「就是這樣。」事情就是這樣發生在你身上。
現在你已經成為這樣,接受它吧!你要取得這個力量,不論賦予你的是什麼:梵文說︰「viraj」,是取用的意思。就算你……有人把王權給你,如果你不懂如何運用,也不相信自己已擁有王權,就像一個乞丐,如果你把王座給他,他仍會向人索取金錢,向別人伸手說:「給我五個盧比,給我五個盧比。」除非你運用這個力量,你仍不能肯定你已經取得它。這點對西方人來說特別難明白,因為他們不能相信自己已經擁有這力量,他們就是不相信。你告訴他們,他們卻說:「怎麼可能?」但這卻是事實。
打個比喻,這件儀器,如果你帶它到村莊告訴村民:「這東西能把你的聲音傳播四周。」又或你給他們帶來一部電視機,告訴他們能從電視裡欣賞各種電影,能看到話劇、戲劇或音樂之類等,他們是不會相信的。他們會說:「這個箱子?只是個普通的木箱!」當你將它駁上電源,它就能啟動。
同樣,你覺得人類是很普通、很平凡的,我們只視這為理所當然的,其實我們不知道自己有多光輝、多偉大,我們亦不知道神創造我們有多困難,花了多少關懷、多少愛。祂只為一個特別的目的,就是想把祂所有的力量賜予我們,祂想我們進入神的國度,享受祂的祝福、祂的愛。我們就是無法相信,我們對自己,對社會,對我們身邊的一切事物都感到洩氣,感到厭惡。事實並不是這樣的,有些事情是必須發生。你只要連上電源,它自會運作,它已令成千上萬的事情發生,也能在你身上發生。
有些人有些荒謬的想法,認為一切都能用錢買來的。但你怎能付錢購買生命力?你曾否付錢購買過生命?例如,你能否付錢令花朵變成果實?你能否付錢給花朵:「好吧!我給你一英鎊,結個果實給我吧!」能這樣嗎?這是十分荒唐無稽,你不能付錢購買神,不能付錢購買活生生的經驗,更不能付錢購買進化。它是自自然然的,就在我們的內裡,它自會成就。
我們對金錢很瞭解,但卻不明白什麼是免費的,雖然我們得到許多免費的東西。我們得到很多免費的東西,卻仍不明白它們的重要,因為我們視任何免費的東西都不會是好東西。其實所有重要的東西都是免費的,不然我們就沒法生存,活不成了。如果我們呼吸的空氣不是免費,我們便不能生存。如果飛機上或某些地方沒有了空氣,你便看到,人們才意識到這些免費的東西是何等重要,但我們卻一直視它為理所當然。
我們要明白,我們對神,對怎樣到達神,對怎樣明白自己的觀念都是錯的。我們以為若我們倒立,便能得到;我的意思是假如我們倒立便能到達神,那麼在進化過程中,他們都應該倒立。或者我們認為用競賽的方式就能到達神,又或吃這種那種食物,這樣那樣做就能到達神,這全都是錯的。
你可能會問,為什麼所有宗教都告訴人:「你們不應犯這種事,不應做那種事。」他們這樣說是這些事情是用來持守我們,令我們達至平衡。假若我們不這樣做便會失去平衡。我們必須保持平衡。所以他們為什麼會說:「不要這樣做。」
人類很容易便會走向極端。我的意思是當你告訴他們一些事情…我遇過一些人,當你告訴他們要清理這個能量中心,你需要做這個式子(asana)或你要這樣做,他們會每天做上百次,上千次,我卻從沒有要求他們這樣做,我只是說間中?或每星期做一次,他們卻做上百次。我們走向極端。所以為了讓你們能保持平衡,這些人告訴我們︰「不要做這些事,不要做那些事。」但我們的自我卻說:「為什麼不可以?有什麼問題?」好的,儘管去做吧!當我們告訴孩子:「不要吸煙!」「為什麼?我所有朋友都吸煙,我一定要吸。」好的,儘管吸吧。吸煙會生癌,你的肺會出現一個洞,吸一段時間後,肺不行了,連鼻子也不行了,你的動作會像機器一樣,看著每一個人,你不能說話,不能再過正常人的生活。這時人們才會醒悟:「天啊!我希望我從未吸過煙。」
在霎哈嘉瑜伽,我們不會說:「不要吸煙。」若這樣說會有一半的人離開。我們從不會說:「不要喝酒。」不會說:「不可以。」我們會說:「好吧,你就這樣做吧,好的,就這樣吧。」當這樣發生了,你才會放棄,因為當你找到最高的,你便不再關心一切小事。你自自然然的拋棄全部的習慣,我不需要強迫你去放棄。你內在已經擁有一切:這個力量把你提升,像蓮花從幻相(maya)中冒起,你迎上前,你的芳香填滿這個幻相,你對自己感到很驚訝。首先你認同於幻相,你以為實相是這樣的,但實際卻不是。當這個力量冒起,蓮花便能伸展張開它漂亮的花瓣,它的芬芳帶給我們美好的人格並能傳遍四周,這就是要發生在你身上的事。你們全都會像這朵蓮花,看似隱藏的,在我們內裡完全察覺不到,它會開放,你神性的芬芳會散播開去。
今天我不能講及所有的能量中心,要講解所有能量中心會很長篇。我已經講解了三個能量中心……根輪、腹輪和臍輪。明天我才說其他能量中心。我必須先說說靈;我們已經說我們要成為靈很多年了。
你們都知道”Spirit”這個英文字有很多不同的解釋。這是一個很含糊的字。即使是酒精(alcohol),我們叫作”Spirit”;即使是亡靈,我們也稱它為”Spirits”;就算是靈,即純粹的存在體,梵文稱為”Atma”,我們則用”Spirit”。當我說「靈」(spirit),它是我們內在純粹的存在體,內在不執著的存在體,內在的見證者,它每時每刻都看顧你,觀察你,它以喜樂和快樂住在你內裡,住進你的心。「靈」並不存在於我們有意識的腦袋內;亦不存在於我們的中樞神經系統;也並不受我們控制。
打個比方:你內在的左邊像汽車的煞車器,右邊像油門(加速器)。我們坐在汽車的前座,學習駕車,而導師就在後座觀看整出戲劇。你要做的就是走向左邊,即有時你要踏煞車器;有時要踏油門,你也會犯錯,這樣你才能學懂駕車。平衡我們的生活就像學習駕車那樣,是需要智慧。平衡是最重要的。儘管你不平衡,我在霎哈嘉瑜伽見過不平衡的人回復平衡。
平衡左右脈,或說平衡煞車器和油門,你也可以說你已經掌握駕駛。但是仍有一位導師在你背後,你才能成為導師,這位導師就是你內在的靈。當你成為靈,你開始視自己為司機。事情就像一場表演,一場戲劇,你抽離自己,看著眼前發生的所有事情;一切發生在你身上的事情,你像看戲一樣,並沒有參與其中。
當你進入你的軸心,周遭的事物對你已失去影響力。你變得寧靜、喜悅、平和;你看見周遭的事物,周圍的活動,卻並不身處其中。你就是這樣成為導師,成為先知。今天霎哈嘉瑜伽有能力令有神性的人(men of god)成為先知,這些先知亦有能力令其他人成為先知。英國偉大的詩人威廉‧布萊克說過,這正正就是霎哈嘉瑜伽。他百多年前已經這樣預言,今天如果你來到霎哈嘉瑜伽,你會很驚訝的知道你是誰。他曾經預言英國會成為明天的耶路撒冷,他說的明天就是今天。
你們的國家—英國,到目前為止,我不知道人們對這個國家有什麼想法;它是宇宙的心臟,是宇宙最重要的部分,它必須成為耶路撒冷。為此英國人要擺脫惰性,看清楚他們的潛能,能升進到這一點,事情便能成就到。倫敦已經做得很好。當然我們不能有太多人,因為機器可以生產成千上萬的贗品,但要做一些有生命的東西,還需要花點時間。若肯花時間,當時候來了,我肯定英國這個偉大的國家,會成為耶路撒冷,即大家來朝聖的地方。
真是很令人驚訝,很多事情都是以霎哈嘉方式發生。雛菊原本是沒有香氣的,如果你現在去看看,它有香氣了。大部份英國的花朵都是沒有香氣,這是大家都知道的。現在大多數的花朵都散發無比的芬芳。你可以自己看看,這些都是大自然成就的,都已經成就到,都在出現。人類又怎樣,他們在哪裡?他們做了些什麼?他們在哪裡迷失了?這是很令人傷感的。
我剛好來到倫敦,或許這是預先安排的。他們選派我的丈夫來擔任這個任務,要來英國。聯合國只有在英國設立代辦處。聯合國只在英國有代辦處,因為他們選派我丈夫來,所以我也在這兒。否則,我不認為我會以導師的身分來到這裡,我沒有什麼理由會來這裡。若沒人邀請我,我是不會到其他國家,是有人邀請我來的。
事情就是這樣成就到。是你們去成就,去明白的,不單那活力、那生命力,最重要的是你們是處於一是被毀滅一是被建設的邊緣。英國人處於特別的位置,他們要升上來,因為他們就是心臟的細胞。
明天這個講座會繼續。我希望你們都會來,並令自己舒適點。抱歉我的聲線。我每天不停在說話。十分感謝你們。
如果你們有任何疑問,我很樂意解答。
請你們發問吧,我會回答。
問題︰你說在得到自覺後,你可以醫治人。他的問題是……他的母親聾了……你可否治療她的聽覺毛病?
你要明白,這個問題令人以為我是來醫治人。你們誤會了。喚醒靈量後的副產品是你得到醫治。很抱歉你們誤會了我來是為了醫治人,要安頓在醫院裡。重點是若你要得到醫治,先要喚醒你的靈量。明白嗎?如果你的母親在這兒,我們是可成就到的。
最重要的是你要明白,神像我們一樣很有常識的。祂只會對能成就祂的工作的人感興趣。那些病人,病得很重的人可以瞬間被治癒。你會很驚訝,我告訴你。
印度總統曾到美國治病,他的病卻沒有被治好。他回到印度,我以某夫人的身份去見他。一個高級官員告訴他我的身分,他在印度也聽過我。他的妻子說:「為什麼你不醫治我丈夫的病?」他已經臨終了,他們為他安排了葬禮。我只把手放在他的背部十分鐘。你不會相信,他已多天不能入睡,他說:「我的痛楚舒緩了,我想睡覺。」他起來,完全沒有任何毛病,走出外面,有人為他帶來擔架,他卻能自己走路,他們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發生這樣的事情是因為神需要用上他。
若房子裡已經有光,就不需要給予光,也不用為光費心,再多的光也沒有用。同樣,上天不是來醫治人,所有人,祂卻會醫治人,成千上萬的人。有些人病得很厲害,祂說:「好吧,你再轉世,好嗎?在潔淨和休息後,再回來吧,一切都能解決。」所以並非所有人都會被治好,並無此需要。很多人卻被治好,它成就了。
我們主要的工作不是醫治人,不是,我們是要給人自覺。就如你所說,作為副產品,當她獲得自覺後,她的耳聾自會痊癒。很多聾人都被治好,不單聾人,即使光頭的人也能再長頭髮。他來見我時是沒有頭髮的。但我並沒有說在得到自覺前和得到自覺後會有很大的分別,最好你在得自覺前拍一張照片,在得到自覺後再看看自己。有些人丟掉自覺前的照片。這是不同的,重點是霎哈嘉瑜伽不是用來治療,而是給你自覺,這是最重要的。
年齡並不是問題。昨日我在伯明罕給了一個很老的人自覺。年齡、健康狀況並非考慮的因素,沒有這回事。每個人都可以獲得自覺,大家應該去嘗試,明白嗎?如果你得到它,我們便能夠成就。可是我不會作出任何承諾,明白嗎?願神祝福你們。
當然我承諾給你們自覺,這是我承諾!如果你能像我對你那樣對自己有耐性。你一定要有耐性。有其他問題嗎?
問題:他的肺部有毛病已四、五年了。你有沒有方法幫助他?
當然有,我可以幫助他。是呼吸困難還是什麼?呼吸的毛病?他是印度人嗎?哮喘,你是印度人嗎?啊!是印度人。印度人洗澡太多了。他們仍然以為自己在印度!在印度,他們每天早上在外出前都會洗澡,對嗎?在這裡不應這樣做,這是英國,應該在晚上才洗澡。我們應該像英國人般生活。他們很喜歡洗澡,印度人真的很熱愛洗澡!他們每天都要洗澡,無論是零度或負十二度,他們都要洗澡。你看,他們已經養成了習慣。不洗澡他們會感到不自在,他們就是這樣得了……無論如何,我們都會把他的哮喘治好,好嗎?治好哮喘並不困難,但在英國不要洗太多澡。我建議若你要洗澡,要像英國人那樣在晚上才洗澡,因為英國的氣候是變幻莫測,如果你洗完澡後外出,你的肺肯定會染病。除此之外,也會有關節炎和其他毛病出現。這國家的溫差很大,這種氣候,你們要非常小心。
我不是說你永遠不洗澡,你們要明白,當我說了某些話,我必須告訴他們另一個極端。我們熱愛洗澡,這是毋庸置疑。印度人過分注重個人衛生。但是整體的衛生,集體的衛生是更重要。像修剪草地,保持道路的清潔,都是更重要。我們要結合所有這些,它們都重要。
這樣做問題就能解決。明白嗎?哮喘不是什麼問題。
還有其他問題嗎?
問題︰它是怎樣做到的?
我們內裡有一個能量中心,就是在右邊的鍚呂羅摩,我們稱它為右心輪。如果你治好這個能量中心,便沒有不妥了,好吧?。我們會把你治好,我們會告訴你該怎樣做。
問題︰請問瑜伽有多久歷史?
你是說哪種瑜伽?瑜伽一直都存在,自然的瑜伽一直都存在。你要明白,自然而然就是活生生的,活生生的生命過程一直都存在,因此我們也說不準它什麼時候開始。我們只可以說它何時分裂出來。當神與祂的力量分裂後,神開始以靜觀者觀看整件事;全能的神,祂的力量開始把它成就。它創造一切宇宙,創造我們的宇宙。之後它創造人類,現在它要再次回復一體,受造者要知道誰是創造者。
一、二、三、四,只有很少人與它連上。但是今天是大規模進化的時候。生命生長是沒有時限,你不能說它何時開始,在多少年前,今天是開花結果的時候,很多人會獲得瑜伽的祝福。明白嗎?謝謝。
那是什麼?
問題︰你談及靈量,對普通人來說,喚醒靈量是很困難的。
啊!誰告訴你喚醒靈量很困難?並非如此。你看這些反常的人,當他們談論靈量,他們稱它為不正常,因為他們不知道怎樣提升靈量。要提升靈量卻是輕而易舉,如果你已是覺醒的人,那是最容易不過的事。即使是小朋友也能做到。那些說喚醒靈量是很難的人,他們對靈量完全沒有任何概念,他們不是導師。對導師來說,有什麼困難呢?即使普通人也可以成為導師,又有何困難呢?他們不是導師,他們是很幼稚,只知道賺錢,一事無成。他們對靈量一無所知,卻寫書談論靈量,他們只是在誤導人。
這是最容易的事。它在你雙手移動,你能感到它往上升,在你頭頂跳動,一點也不困難。我告訴你這是要發生的事情中最重要的。所有重要的事情都是既免費又容易做到,很霎哈嘉的。為什麼?印度的那納克(Nanaka)說︰”Sahaja samaadhi laago,Sahaja Samaadhi laago 。”沒有人說這是困難的。卡比爾(kabira)從未說過這是困難的。他說︰”paacho pachiso pakar bulau ek hi dor bandhahu。”我召集了二十五個人,像線一樣把他們縛在一起。
那些有權勢的人都這樣說,沒有人說這是困難的。只有不認識這個工作,沒有權勢的人才會這樣說。不要相信他們。這是最容易的事,你自己可以去瞭解。假設這是最容易的,為什麼我們要否定它?假設我免費得到一顆鑽石,你不是看到它嗎?你會接受嗎?又或我們會認為︰「啊,這是很困難的,我該怎樣做?」我說這是容易的,你不用付費,好吧?
什麼?(聽不到的問題。)
對,這是正確的,請坐下,好嗎,坐下我再告訴你。
有人嘗試這個方法,不是這樣成就的。若你的車子,若你的車子出了點毛病,你坐在裡面可以清潔它嗎?可以令它妥當嗎?你必須先下車。所以先要喚醒靈量。有些人把事情混淆。即使是哈達瑜伽,它們有ashtangas。首先是ishwar pranidhana,即與神建立關係,你先要與神連上。
即使在基督教,你也要先領洗,當然這是人為的,忘記它吧。你必須先受洗禮。即使你是印度教徒,你某程度也要像基督徒,在八歲的時做的,稱為yagnopavita,自覺就是這樣。穆罕默德或所有這些人用的則是Sumta(擺脫思維和良心),都是相同的東西。首先要得到自覺,不是要你成為導師。透過喚醒靈量,當靈量成長後,你才能成為導師。這是實實在在的過程,他們卻把先後次序倒轉了。除非你能抽身,你怎能潔淨自己?假設我弄髒了紗麗,我要把紗麗脫下才能清潔它,對嗎?
這就是為什麼人們覺得這是困難的。是他們把事情混淆了,不要相信這些故事。如果你壓抑自我,它會坐在你頭上,永遠不離開。如果你壓抑超我,對你也沒有任何幫助。它是自動地發生,我明天再告訴你它是怎樣發生。透過喚醒你內在的神祇,這些東西會被吸入。靈量會被喚醒,就是這樣。
最後,如果你想我承認自己是特別的,若你不把我釘上十字架,我可以承認我是有某些特別之處。我不能再多講了,最好你自己找出答案。否則,你第一件要做的事便是把我釘上十字架,我不想再這樣了。好吧?
願神祝福你們。
是,孩子?
問題︰母親,我們怎樣可以幫助自己,互相幫助開啟我們的心,變得更合群?
不用為此動手術,有霎哈嘉瑜伽的技巧,上天的技巧把我們的心開啟。混亂是在另方面,混亂為我們帶來問題。你要明白,這混亂是關乎我們與自己、與其他人和與社會的關係。很久以前已有這個大混亂。在經典有寫到,或我們說當宗教出現,正反位置改變了,我們開始做所有事情,我們就是這樣失去了這能力。
我們對自己採取的態度應是要令自己完美,這是絕對專橫的。我的意思是當我嘗試令霎哈嘉瑜伽完美,我會對自己專橫。我的工作量極大,我要費盡力氣,要有極大的耐性,才能把它完成。自我的人通常會咬緊牙關說:「啊 母親,太過分了,我們受不了。」你自己看到。但是你們真的要專制地令自己變得完美。這正是,成就它的方式,我們對自己,對他人該有理想的關係。例如你有個兄弟,他是你的兄弟,他該是個理想的兄弟。如果他是你的父親,他該是個理想的父親。可是現在卻是那麼的混亂!當你越覺醒¾所謂的覺醒,你越升進,混亂便是:「誰是你的姊妹?誰是你的母親?誰是你的父親?」
霎哈嘉瑜伽士之間的關係也變得混亂。你們是霎哈嘉瑜伽士,你們是先知,你們要彼此尊重。你們全是先知,說著同一種語言,你們必須彼此相愛,這不是出於理性,而是必然發生的。你們就是要建立這種關係,這種完美的關係。
你們都知道很多人埋怨我︰「母親,你對霎哈嘉瑜伽士太有耐性了。」他們是我的兒女,我要令自己完美,我要與他們有理想的關係,我要原諒他們,他們才能成長。大家的關係應是完美的。你是否是一個完美的父親?完美的母親?完美的兄弟姊妹?對別人來說我是否是理想的公民?但是社會應是務實的,要務實的去成就,透過改變才能務實的去成就。
今天,我可以說印度不需要素食,英國卻需要素食。這全是很務實的。社會要變得務實。在這裡,我們要對自己務實,不是對社會。當我們對自己務實,一切都能解決,有什麼問題?有小孩的女人會與另一男人私奔,有什麼問題?又或者有小孩的女人為她的孩子出賣國家,有什麼問題?
是我們內在的混亂令這些問題產生,我們因此不知道怎樣開放自己。如果我們能擺脫混亂,事情就會妥當。這可以藉由霎哈嘉瑜伽做到。我可以說,這些混亂都是膚淺的人製造出來。我可以說,降世神祇、先知並沒有錯,祂們很有深度,並沒有錯,錯在我們的態度。如果我們能辨明我們對自己、對別人和對社會的態度,一切都會成就,這會是十分美好的。
混亂令我們的心封閉,我們害怕人。如果大家的關係是完美的,有什麼需要害怕?他們能對我做些什麼?他們關注的是你們之間的關係,你們的心是完美的……重點不在他們做了些什麼,我為他們做的必須是完美的。我要繼續愛他們,欣賞他們,鼓勵他們,支持他們,給予他們以我與他們的關係能給予的東西。
例如,在大地之母下的水源,它會不會想:「這是什麼樹?它在做什麼?」水源仍會向樹提供水,一視同仁。由於你是源頭,所以彼此的關係必須是完美的。這些混亂卻滲入,使我們理性地接受這些混亂,使我們跌入陷阱裡,令我們的心封閉。明白嗎?
Yogi explains the question of a seeker: Can you explain the difference between Sahaja Yoga and Kriya Yoga? […]

混亂-精微的枷鎖 Doctor Johnson House, Birmingham (England)

混亂-精微的枷鎖

英國伯明罕  1982年07月09日

我們必須意識到現代是一個混亂的時代。你不知道想要什麼,想求什麼,也不知道自己所做的是否正確。混亂是需要的,沒有混亂,我們就沒有絕望,沒有絕望,我們就不會去找尋。然而只有達到某種知覺狀態,或我們可以說,知覺到達一定的程度時,我們才能看出混亂。

在摩西降世的時代,絕望是不同的,他們想擺脫受奴役,他們理解事物的方式不同,就是怎樣遵從特定的模式去治理社會,從而令社會達到最大的效益。這曾經是一個緊急狀況。當時的形勢對猶太人是非常危險的。

這種情況在很多國家,很多世代都曾發生,他們到達某一境況,令他們感到極度的絕望,對人的奴役在那時候是顯而易見。在此之前,人們對奴役並沒有感到不安,他們接受,並視為理所當然,然而到某一時刻,他們感到:「這是奴役,我們不想再這樣了。」接著一個領袖出現,把他們解放。

在現代,一種十分微妙的奴役,每天都在蠶食我們,它是那樣的自我毀滅,我們甚至意識不到它,我們就這樣被摧毀。這種毀滅以很多方式運作,如果我們對真理毫不醒覺,創造的一切就可能所剩無幾了。

有些人為此大發言論。我遇見過來自聯合國,來自大機構的很多大人物,他們談論即將來臨的毀滅,未來的衝擊,這將要發生。他們著書,大本大本的書。他們還談論,坐在街上談論,在酒吧裡談論,在聚會裡談論,卻不明白它的意思。這種毀滅是以往從未發生過的,因為這種毀滅是來自內在,而不是外在的。我們的知覺已經到達一定的深度,若我們不聯繫上養育我們的源頭,這毀滅就會發生。

對很多人它是:「噢,忘記它,忘記它,我們走著瞧吧。」有些人是這樣認為的,「好吧,忘記它,什麼毀滅?好吧,不要緊,明天我們等著看吧。」我看到有些人坐下來等,「噢,天啊,感謝神,有這個毀滅,這樣所有都會結束。哈!我們不用傷腦筋,感謝神,應允有這毀滅。」

不管人們採取什麼態度,都意識到這是非常嚴重的事情。創造已經成長到最大限度,成長彰顯為人類,人類是舞臺上的演員。整個自然界一起來成就這件新事件。現在只有一件事情會發生在你身上,就是你必須與上天連上,與整體連上,你必須明白自己的意義、自己的目的。若這能發生在你身上,你就在另一個世界了。

創造你是為了這個原因,你生而為人是有目的。我們必須想想,所有科學家必定至少問過一次這個問題:「為什麼?為什麼要創造人類?從動物的階段,為什麼我們要到達這階段,原因何在?」這個問題在每個求道者的無意識中在起作用,這就是為什麼全世界有如此多的求道者,所有求道者都在找尋為什麼要在這裡。有時,有些人在豐盛的物質中找到答案。就如現在的鐵路罷工,無論如何,這是對整體狹隘的見解,目光非常短淺。你們想要加薪,好,就加薪吧,然後又怎樣?

有些人談論共產主義,我到過莫斯科,我會再去。我的意思是如果你問他們,他們會說:「我仍未有喜樂」。我不反對共產主義或民主主義。兩者對我來說都是笑話。你既不是共產主義者,也不是民主主義者。只有在得到自覺後,你自然兩者兼備,因為你無權成為資本主義者或民主主義者,你沒有投票權。你對自己一無所知,你要選什麼?你看不見。除非有光,除非你能看見,不然你又如何投票?

例如,我們投票選某人,為什麼要選他?「啊!他人很好。」好吧,他好在哪裡?你如何知道他是個好人?你又怎樣知道他不會是個壞人?你能否說今天某人看來是一個好人,很好的人,不會向他周圍發放蠍子和毒蛇呢?表面看來有美麗品格的人,可能是可怕的人。沒有絕對的方法可以評價人。所以我們該投誰人一票?若你認為自己知道如何評價人,我就認為你仍要學習。因為除非你犯了很多錯,你不會承認「我不知道」,這是重點。一旦你說︰「我不知道,當我說他是好人,我不能肯定,我不能肯定這個人」。這就是你到達的一點,當你不能肯定時,你就想知道某些事情是否是真實和誠實的。

我們對誠實,對每事每物的感覺是那麼表面,非常的表面。對我們來說,誠實是若你給我五英鎊,我還你五英鎊,就這樣,結束了。這就是誠實。一切都是如此表面,因此我們永遠得不到滿足,就算你多得十分之一或五分之一的工資,你也不會快樂。向我這裡拿取吧,物質不能為我們帶來快樂,永遠不能。我並不是說我們不需要物質,我們需要物質。物質就像裝有甘露的杯子。如果你渴了,空的杯子解不了你的渴。它也許盛滿黃金,對你又有什麼關係,什麼不同呢?你要一些解渴的東西,除非你的渴解了,你不會快樂。這渴代表什麼?就是你仍然不瞭解自己。這是一種無意識的渴。它來了,你不知道自己在追尋什麼,你不知道自己為什麼不快樂,你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是無意識在運作。

是時候你要知道自己是誰,有何值得自豪,有何偉大,擁有什麼力量。它們全都內置在你內裡。當你在進化中成長,所有這些都在你內裡好好的建立,都顯現在這裡,它們全都在這裡。

實際上,你可以說我只是催化劑,像一支點亮的蠟燭。當這支蠟燭接觸到另一支已經準備好的蠟燭,便點亮了另一支蠟燭。我的意思是你可以冠以一個科學大名,這個,那個,充上電的人格等等。我就是不明白,對我這是非常簡單,你們全都準備就緒。我只要接觸你們,便能點亮你們,你們便得到光,當你接觸別人,別人也被點亮。

現在你可能會說:「母親,怎會這樣簡單?」我的意思是很多人這樣說:「母親,這是太簡單了,怎麼能這樣呢?」我就是不明白,我該怎麼樣?生出兩個角或是什麼令它變得複雜?一切有生命的東西都是最簡單的,這是生命的特徵。你有否見過花朵?種植花朵是多麼簡單,它自會生長,你只需一顆種子,跟著播種,它自會長成植物,就是這樣簡單。我們曾否想過它如何生長,看來是很複雜的。若你開始想它,開始分析,你會變得瘋狂。但它卻是如此簡單。.

同樣,這種發生也是非常、非常簡單,它被稱為霎哈嘉。霎哈嘉有雙重意思。霎哈嘉是指既簡單又與生俱來。霎哈嘉是簡單的東西,因為你生下來已經具有它。我的意思是你生來已有鼻子,好吧,這是很簡單。用鼻子呼吸,你不需要做什麼,不需要按它,也不需要做任何事,它自會呼吸。同樣,你內在已有這程式,它就在那裡。對我,它是絕對簡單,對你們,一旦你得到了,也會是很簡單的。

所以,我不明白「它是很簡單的」這種爭論,為什麼還要爭論?假如你是這樣吃東西(錫呂‧瑪塔吉把手放到嘴上),為什麼還要問「為何可以如此簡單的去吃?」它是很簡單,因為它是維持生命的,它是那麼重要,所有必不可少的事物都是很簡單、容易運作的,就像呼吸一樣。為此,若你想做些特別的事情,就不可能呼吸了,有多少人能活下來呢?

這簡單的事情,簡單的方法,是來自無所不在神聖的力量,聖靈。這無所不在的神聖力量是Shakti(力量),太初力量在成就它。我們有否意識到太初力量是如何運作,若沒有,我們有否看過花朵結成果實?誰在做這工作?不單一朵花,我們必定看過成千上萬花朵結成果實,是誰做的?我們從未想過,我們視它為理所當然。

所有活生生的事物都是神聖的力量所做的。人類不能做任何有生命的事情。他們做的都是已經死了或失去活力的事。像罷工是沒有生命的事情。我們能做的只是用已死的樹木來做桌椅。你只會做死的事物,但沒有生命的事物卻控制我們,因為我們習慣了。我們養成了習慣,因為這些習慣,我們受死物控制,我們的靈,它是充滿能量,是源頭,是主宰,因此變得靜止。

這靜止的力量,若因某種原因被喚醒,我們的注意力得到開悟,我們的注意力變得醒覺,我們變得不同,成為瑜伽士,與神連合的人。為此,你不必奇裝異服,你穿什麼沒有任何關係,梳什麼髮型,吃什麼都沒有關係。這是內在的,與外在的事物毫無關係。

我們一切的想法,就算是慈善的,對別人友善,所有這些都是很表面的。當你變成這樣,當你變得慈悲,變得有愛心,你完全不需要告訴自己,也不需要爭論。你只是變成這樣,它只是在流動。慈悲在流動,在起作用。你不必爭論,不必告訴自己:「我必須慈悲,必須仁慈。」你就是變成這樣。

我到過義大利,遇上三四個對霎哈嘉瑜伽士感興趣的人,但他們卻說「我們不想參加霎哈嘉瑜伽。」

我說:「為什麼?」

「因為他們不抽煙。」

我說:「我從未告訴他們不要抽煙,從來沒有。你可以問他們,我有沒有說過?我從未有說「不要抽煙」。你可以問問他們︰「你吸煙嗎,或你已經戒煙了,或是你的母親強迫你們不抽煙嗎?」

他們說:「都不是。我們過去常常抽幾包煙,常常喝酒,吸毒上癮,但某些事情發生在我們身上,我們就戒掉了,我們不知道怎會這樣,就是這樣簡單。母親從未告訴我們,我們就是變得這樣,還要說什麼嗎?」

我是說一旦你找到了,一旦你看見光,你就不會介意。假如你看見這裡有一根繩子,你也許會害怕,也許認為它是一條蛇,因為沒有光,你看不到。你也許狼狽地跑掉,整個屋子也許一片混亂,但是一旦有光,你會說:「哦,原來是根繩子。」好吧。

所有的恐懼都消失,因為你看見了。所有的壓力都消失,所有的障礙都跨越了。一切的不正常都消失了,你變成絕對正常、完全正常。這就是你需要成為的。比這個還要多得多,還不止此,你身體健康了,很多人的病被治好了,他們一定告訴過你,癌症得到治癒。是真的,癌症得到治癒。很多疾病都得到治癒,心理疾病也得到治癒,即使你到過恐怖的導師那裡,也能把你治癒。

所有這些事情,並不是終結,只是救贖的一部分。你生理上、心理上和情緒上的一切問題都得到救贖。還有,你取得力量,變成先知。「具有神性的人成為先知」,這是偉大的詩人威廉布萊克曾經說過的。具有神性的人成為先知,他們有力量使別人也成為先知。這就是徵兆,他已給了你這個徵兆。你成為先知—代表你有力量做所有這些。每個人都能做到,小孩也能做到,甚至一個小奧林匹克選手都能做到。當你變成先知,你知道一切:你在做什麼,你應怎樣做,如何提升靈量,如何跨越受感染的能量中心,如何保持它。你絕對能成為導師。

我們所說的先知,像威廉布萊克,他是個預言家,他能預測未來,他提到的一切事情都會在霎哈嘉瑜伽發生,不容置疑。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意識到它。大部分人都認為他是瘋子,他們不相信他,當他談及所有這些事情,耶路撒冷將會在英國牧草地建立時,沒有人相信他。他們說:「一定是瘋了」。時間到了,耶路撒冷即將建立。英國的特別之處,他在幾百年前已經看到,清晰的看到,看到整幅畫面。但沒有人能夠明白他。他是先知,沒有人明白他說甚麼。明白他的人也只是在學術上對他感興趣,有些人真的感到他所說的、所描述的或許是某種真理。

你們超越先知,對預測未來不感興趣,卻在當下。他們對他們描述的未來不享受,是現在此刻,你們成為自己的導師。所以這些偉大的先知都有一個大問題。我最近與一位來自印度,很有學問的大使討論,他告訴我最大的問題是,透過理性思維和解釋,我們能走多遠?

假如你說有無所不在的力量,他們說:「怎麼樣?我們如何能相信?這全是無稽之談,證明給我們看吧。」透過爭辯,你當然證明不了什麼,但透過體驗,你也證明不了什麼,所以他們都放棄。像商羯羅,在他到達某一點後,他寫了Vivekananda Choudhurani和所有這些契約,跟著他放棄,他開始描述母親。他說:「我放棄。」就是這樣,他們說他頭腦愚蠢瘋狂,因為他不再研究哲學,卻開始歌頌母親,說︰「出了什麼問題?」

同樣的事情發生在聖經、古蘭經和一切人們的思維中。你要麼相信他們,盲目的相信,不要質疑,只接受他們說的一切,變得狂熱,互相殘殺而死,這就可以了;要麼你放棄,成為共產主義者,不相信神。如果你還想頭腦清醒,最好還是放棄所有這些宗教,你必須說︰「全是荒唐的。」

由於這些教堂,基督教是無望的;由於狂熱主義,伊斯蘭教是一無事處;由於這個和那個原因,這是毫無用處的,印度教是另一種荒唐。因為在這個水準,它看來像這樣,在這一點上,它像這樣,它是沒有意義、荒謬的。人不會接受這種盲目的信仰。科學家說︰「盲目的信仰是什麼?我們登陸月亮,所有的都是一樣,哪裡有什麼?我們到了月球,從未見過有神,你在談論神的什麼?我們怎能相信有神?」

我們現在要證明確實有神,我們要證明這個無所不在的力量確實存在,我們要證明在你內裡的靈確實存在,這些都會得到證實,都會實現,爭論因此會停止。通過爭論,人們不能成就到它,通過盲目的信仰,人們不能達到它,理性思維也不能帶你到達它,這種情緒上的依附也不能帶你達到它,只有真實的體驗才能帶你到達那裡。

實際上,實相是在你的中樞神經系統裡顯現,是它才能令人信服,它卻不是為信服而來。就算你不信服,神也不會在意。

就像有人說:「母親,我們張貼廣告,人們便知道你,知道你在這裡。」

我說:「好了,好了。你已經告訴他們,訊息已經傳遞了,若他們來就很好。」

我們的工作,是通知大家。若他們來,若他們得到自覺,就很好了。若他們進一步鞏固自己,那就更好。我們為此都付出努力,但我們不能勉強別人,我們不能勉強別人,我們不能用任何人為的方法令你留下印象。就像我們不能用馬戲來宣傳一樣。你必須有敏銳度來明白其重要性,你純粹的智慧必須告訴自己這正是你要的。不然,我們不能伏在你的腳下說:「噢!請要吧。」我們不能懇求。我們也不能超越給你的自由。是你的自由,你必須在你的榮光中升進,因為你是縮影,創造的縮影。

沒有人能強迫你這樣做,若你想進地獄,好吧,跑跳兩步,便可以下去了。若你想進天堂,也是有可能的。

我們處身於這個時代,卻意識不到他們是多麼危險,這是我們期待已久的最關鍵、最重要的時刻。當人們在追尋,當霎哈嘉瑜伽正大規模地彰顯,生命的創造最重要的時刻就是今天。這是如此幸運的事情,就是你們是曆世的求道者,全都聚集在這裡,上天的祝福以霎哈嘉瑜伽降臨在你身上,因為上天也渴望顯現。來到我面前的人有不同的層次,一些是很普通的,一些則是絕對初淺,那些初淺的人會說:「母親,我的工作怎麼樣?我已經申請了,或許這一次會好一點。」又或一些人會說:「母親,我沒有病,好吧,這樣,那樣。」好吧,這樣都可以成事。對那些高層次的人,無論他們有什麼問題,無論他們做了些什麼,相信我,都完全得到寬恕,完全不用感到內疚。在霎哈嘉瑜伽,第一個要說的口訣就是︰「母親,我不感到內疚。」至少說三遍。

你們必須明白,你已經準備就緒,你會因它而得到榮耀,你必須得到它。你不必說︰「我做過什麼?我曾經犯了很多錯。」不用這樣。我在這裡就像銀行家,我會兌現你的支票,你會得到它,毋庸置疑。你不知道你有多少錢在銀行裡,是吧?我卻知道,所以你不用評價自己,留給我來評價吧,這是我的判斷。當事情發生,若你有純粹的智慧,你會明白這是什麼,你只需安頓下來接受它。

當然,你不用為此付錢,我的意思是這是很荒唐的念頭:「我們可以為此付錢,我們還要坐多久?應該有個組織。」你清楚的知道我們沒有組織,我們不能組織神,我們不能組織這些事情。我們甚至沒有會員制,沒有這些。當然,我們會保留你的名單,因為若有任何活動,我們可以通知你,那是另一回事。

此外,在霎哈嘉瑜伽,每個人都不會接觸到全貌,不會接觸到。他們首先得到自覺,然後會衡量他們到達怎樣的程度,漸漸地,當他們成長,會收到更高的真理。因為有時他們會感到震驚,要承受真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有時這是相當困難的。就像有次我告訴他們,基督的教導和克裡希納說的話是沒有分別的。恰恰相反,克裡希納說你不會被毀滅,靈不會被任何東西摧毀,基督已經證實了這一點。因此,所有印度教徒都想殺我,他們承受不了。但若我說了些關於克裡希納的事情,所有基督教徒都會批評我,所以這是個大問題。你要明白,若你向他們談論克裡希納,基督教徒就不喜歡;若你談論基督,印度教徒就不喜歡;若你談論錫克教,伊斯蘭教的穆斯林就不喜歡,若你談論穆罕默德,錫克教徒就不喜歡。

我來不是要取悅任何人,我來是為了告訴你們他們的真理:他們都是一體的,你們卻像傻子和蠢人一樣,互相爭吵。他們之間沒有分別,他們全是一體的,絕對是一體的。他們之間存在著和諧和諒解,你是無法把他們分開。他們互相是那麼的一體,就像月光與月亮,或陽光與太陽。只是我們的無知才有這種對他們的批評,你在霎哈嘉瑜伽就會明白。

透過靈量而取得的知覺提升會證實這一點。無論我說什麼,都能以科學來證明,因為當靈量升起,它便會停止,你必須祛除虛幻的想法,不然,它不會升起。你漸漸認識到我說的都是真理。我說有關穆罕默德的都是真理,你會瞭解到。我們已經有夠多的爭吵,夠多的荒唐事情。看看現在什麼在發生,以色列在屠殺巴勒斯坦解放組織(P.L.O.)以及所有這些。你認為藉由殺害他們,能否到達神呢?

所有這些錯誤的想法都要去除,我們必須成為宇宙的存在體,要成為,你要成為這樣。不管他是穆斯林、印度教徒、基督徒,還是什麼,當你成為宇宙存在體時,你就能在指掌上感知他的狀況。基督說過︰「你的手會講話,你的手會講話。」我們不必質疑任何經典,我們要著眼於它描述的內在的光,這個把我們分離,實際上卻是令我們連合的因素。多樣化在我們內裡得到美麗的整合,只有藉由提升靈量才能看到,沒有其他的途徑,因為當靈量升起,整合發生,你才能真實體驗到它。

我希望你明白我說的話。爭論是不會給你自覺的—它必須要發生。沒有關係,你也許是皇太子,也許是國王,也許是任何身份,都沒有任何分別。這是你個人必須經歷體驗的,是你內在的母親,是我談論的魯哈(Ruh)。只透過儀式你是不能到達神,你必須與神連上。對那些明白和知道其重要的人,一定有一種真理我們可以實現,是所有宗教和經典中曾經應許的,它必定會發生。

願神祝福你們!

若可以的話,我想回答一些問題,我會儘量回答,請提問。我要再次說,很抱歉來晚了,你們也知道交通很堵塞。是的,請問吧。

問題:可否比較一下霎哈嘉瑜伽與哈達瑜伽(Hatha yoga)和王瑜伽(Raja yoga)的分別?

錫呂‧瑪塔吉回答:「哦,我告訴你,謝謝你,這是個好問題。關於哈達瑜伽和王瑜伽,我不太明白現代的哈達瑜伽。但是帕坦迦利(Patanjali Shastras)寫了「Ha Tha」。「Ha」和「Tha」正是你們的兩條經脈,一定跟你們說過。還有Ashtangas,根據作者帕坦迦利,是指哈達瑜伽的八個不同面向。最重要的是太初,第一個是Ishwara Prahnidhana,意思是在你內裡建立神性。現在我們做的,卻是這種像雜技的東西,我們對神沒有概念,從不談論神,忘記有神,你們只是坐下,就是這樣。因為他們只想成為演員而不想成為瑜伽士,這是不同類的。Ishwhara prahnidhana指出你首先要得到自覺。這八部其中之一就是Yama Niyama。在Niyama中,只有一項是身體鍛練,當然,要看靈量的位置。

我們在某些情況下也可運用哈達瑜伽。假如靈量因身體出問題停在某個能量中心,我們可以做某些姿勢(asanas)或某些練習動作,這又是另一回事。現代的哈達瑜伽就像這樣:假設我要從倫敦到伯明罕,好吧,我沒有開動我的車,沒有,只把它向左或右轉,靜止的,我以為已經到了伯明罕。我只有地圖,就轉右轉左。更甚的是,就像我們不知道得了什麼病,卻吞下所有藥。這是毫無辨別能力。這些老師沒有一個有自覺,他們怎能明白哈達瑜伽的重要?我就是不明白。

在印度,靈性導師是有自覺的靈。他可以是穆斯林,可以是印度教徒,也可以是任何人。但首先,他必須是有自覺的靈。婆羅門是有自覺的靈。這些日子婆羅門可以是燒飯的人,今天的哈達瑜伽是非常表面。

王瑜伽就是……現在你們明白哈達瑜伽是什麼。哈達瑜伽源于霎哈嘉瑜伽,它得到鞏固,但哈達瑜伽只是輔助的,我們需要時才用它,需要它那一部分才用那一部。第二部分是王瑜伽。人們對王瑜伽是另一個誤解。當靈量升起,你一定看到很驚人的事情在發生,靈量向上升。地心吸力不起作用,它向上移動。

要這樣發生,一定有某種事情發生。就如當它上升,忽然你看到,當它通過第二個能量中心,它在增大,靈量因此不會下跌,這是被稱為bhandas。這bhandas,當你看到增長,你可以說它在關閉,跟著它升得更高,開始關閉這些。它穿過喉輪,在這裡所有的能量都在起作用。

當Kachari起作用,舌頭微微舔這裡。你不會感到什麼,因為它發生得太快,快得你感覺不到它。我的意思是我不能給你另一個類似的例子,即使你說:「協和式超音速噴射客機(Concorde)」,我的意思是你的確有點感覺。假設你坐飛機,你剛登機,你就在那裡。一瞬間,靈量沖上去,所以你感覺不到。就像地球是那麼大,你看不見它是圓的,你能看到的周長是如此的小,因此你看不出它是圓的。

同樣,霎哈嘉瑜伽是一種快捷提升靈量的方法,我是說沒有其他方法能這樣。我應該說,霎哈嘉瑜伽是如此的快,你感覺不到什麼,它的確發生了,你的瞳孔擴大。我曾經見過被稱為王瑜伽士的瘋狂的人,他們甚至在眼睛裡放阿托品(藥物)以放大瞳孔,因為有人說瞳孔必須擴大。他們還把舌頭割下來並往後推。以往有一個在美國的人,常常割去人的舌頭並且搖擺他們的舌頭,就算是現在,還有人受這個大導師的影響,仍然這樣擺動他們的舌頭,並且常常把他們的舌頭往後推。

你難道認為我們能藉由這些伎倆來提升靈量?有些人堅持己見。什麼也不需要做,一切都是自然的發生,毫不費力,是在神愛的關懷中。為什麼你要毫無理由下折斷自己的脖子?有什麼需要這樣做?我首先會想︰「像孩子那樣,你要明白,當他們想他們的母親對他們留下印象,他們就會發脾氣,你明白嗎,只為吸引母親的注意。」我想現在他們會很嚴肅的對待它,這是很令人驚訝的,你會到達這程度,你明白嗎,它破壞你的輪穴,它破壞你成為好的霎嘉哈嘉瑜伽士或壞的霎哈嘉瑜伽士。霎哈嘉瑜伽士很快的得到自覺而且穩定下來,並能掌握它,成長得很快。輪穴受損的人卻需要很多關注,要花很大力氣去改善,去照顧他們。

當你得到自覺後,所有的這些想法都會得到澄清,好嗎?

願神祝福你們。

問題:《薄伽梵歌》和帕坦迦利的《瑜伽八部》對我們有幫助嗎?

錫呂‧瑪塔吉回答:八部?沒有幫助,除非你得到自覺,我是在說,就像在你開動車子前,你只向右或向左移動,跟著才開動你的車,這是否有助你到達伯明罕?這是浪費。首先,我的意思是,你可能已經損壞了車輪,沒有什麼需要擔心,我必須說沒有什麼好擔心的,好嗎?

願神祝福你們。願神祝福你們。

看,我沒有責備任何人,也沒有壞感覺。因為畢竟你們都是求道者,你們都知道,你們是求道者。你們怎麼知道呢?你們全是求道者。你們怎麼知道的呢?這些人寫了很多書。寫書是很容易的,是嗎?這些日子,這是什麼?假如你有錢,就能寫任何的書,出版任何書,無論你想寫什麼也可以。寫書需要什麼?到目前為止,只有我沒寫過任何東西。有些人寫關於我和關於霎哈嘉瑜伽,這是另一回事。到目前為止,我沒寫過什麼。基督沒有寫過什麼,克裡希納從未寫過什麼,羅摩也從未寫過什麼。

我想我必須要寫,寫一點東西,人們就會說:「母親,這超出我們的理解,母親,因為只要閱讀它,我們就會變得無思慮,那麼該怎麼辦呢?」好吧,下一個問題。這是一個非常好的問題。下一個問題是什麼?還有五分鐘,就是那樣。是的?

問題:當我們連上了,我們能否向神提問?

錫呂‧瑪塔吉回答:可以,當然可以!當然可以!現在我明白,因為你連上了。你把雙手朝向神,說:「有神存在嗎?」如果你問這個問題,巨大的生命能量就會流動起來,不僅如此,你還想問……例如,關於你自己的父親,他怎麼了?假如他不在這裡,你這裡會有點灼熱的感覺,這是他的能量中心,馬上你就會知道他那個能量中心受感染,如果你知道解碼方法,你馬上知道他那裡出問題。同樣,你也能知道每個人的問題,不單有關神,有關你自己,還有關其他人。這就是「成為集體意識」,你成為宇宙的存在體。

問題:我們能否看見神……[音訊丟失]

錫呂‧瑪塔吉回答:不是看見神,這不是今天的要點。因為看見並不是存有。你明白兩者的分別嗎?現在你是,你叫什麼名字?

回答:畢。

錫呂‧瑪塔吉︰你是畢先生。畢先生,你能看見你自己嗎?當你是畢先生時,你看不到自己。當你成為神的一部分時,你什麼也看不見。但你可以作出行動。看見是被分隔了。

問題:你是說變得與神合一?

錫呂‧瑪塔吉回答:是的,這就是重點,你變得與神合一、與太初存在體合一。你成為,你成為祂的力量,或成為祂的工具。你沒有陷入教條中,因為你明白,或許已經有「你是否成為祂的工具或祂成為你的工具」這些爭論,所以我不想掉進這個陷阱裡,我要說的是你開始感到這能量,可以這樣說,你成為靈。這就是為什麼,你是知道的,佛陀從來不談論神。他說︰「最好不要談論神,不然很多問題會出現,最好說你會成為靈,就這樣吧。先讓他們成為靈,然後再說。」

還有其他問題嗎?

問題:在這個地方,你看見靈魂嗎?

錫呂‧瑪塔吉回答:什麼?靈魂?你為什麼想看見靈魂?他們存在,毫無疑問,但我們與它們毫無關係。它們是過去,已經完結了,已經離開了,為什麼還對他們費心?當然,我是說他們仍在那裡,可以怎樣做?他們是非常麻煩的人,他們給我們帶來很多問題。所有這些導師都在利用他們,已經過去了,就在這裡。

問題:有沒有你稱為……。

錫呂‧瑪塔吉回答:好的靈魂?不!不!我們不應該與他們有任何聯繫,因為你是活在現在。不管他們是好是壞,都與我們毫無關連。你如何知道誰是好,誰是壞?一旦你容許好人進來,瘋子也會進來,你又如何知道?所以最好不要讓他們進來。你最好還是獨自一個人。你會慢慢知道他們,並且驚訝於你怎會知道避開這些人。

問題:[同一個聽眾提的聽不清的問題]靈量?

錫呂‧瑪塔吉回答:[對著瑜伽練習者說]。他們沒有告訴你是什麼嗎?你沒有說嗎?

瑜伽練習者回答︰我們有提到,我們的解釋與你的解釋不同,是什麼?

問題:[問題聽不清……某種能量……?]

錫呂‧瑪塔吉回答:是的,是能量。是我們欲望的能量,還未彰顯的能量。是還未在我們內裡彰顯的欲望?是要成為上天的欲望。這個能量一旦彰顯,這是為什麼它被稱為剩餘的意思,然後這個欲望便會彰顯出來。

問題︰這能量是你創造和想像出來的嗎?

錫呂‧瑪塔吉回答:不,不,不,不!它已存在。它就在這裡,不是想像,你沒有做任何事。它就在這裡,就像種子發芽一樣,它存在著。你不必,你什麼也不知道,想像的事情!不是。它確實在這裡,你可以看到跳動,你可以看到它在跳動,看到它在升起。你可以感覺到你頭頂上的跳動,你可以看到它打破這……你可以看到涼風從你的頭頂走出來,真正的洗禮在發生,都在這裡,全都在這裡。完全不需要想像,不是思維的。透過思維,你做不到。若你思考,就如一顆種子,若你只是想像種子發芽,它能發芽嗎?不能,它總會發芽的。同樣,它總會發生,這是個活生生的生命過程。

問題:當我們意識到我們有欲望,它會否漸漸來到?

錫呂‧瑪塔吉回答:什麼?

問題:若我們有這欲望卻意識不到,這欲望會否無論如何也會漸漸來到我們身上?

錫呂‧瑪塔吉回答:會,好。這個欲望只能藉由喚醒靈量才會顯現。當然,這欲望本已存在,在無意識中,它存在著。漸漸它變成一個很有意識的欲望。然後你追尋它,追逐它,但它卻只有在靈量升起,穿過你的腦囟時,才會彰顯。

問題:如何激發這個能量?

錫呂‧瑪塔吉回答:什麼激發?它就是得到激發,我想我有些特殊,你也變成同樣特殊的人,你能做到。就像我告訴你︰一盞燈點亮另一盞燈一樣。

問題:他說你說過哈達瑜伽是肢體瑜伽,王瑜伽是心理瑜伽,你能否介紹這瑜伽的過程嗎?

錫呂‧瑪塔吉回答:啊。不、不,我不是說那是運動,我們用它來鍛煉身體。王瑜伽既不是運動瑜伽也不是心理瑜伽。所有這些都是霎哈嘉瑜伽的一部分,是自自然然的發生。這靈量是我們體內的殘餘力量、欲望的力量,它自動解開,少部分的幾絲線開始跳動升起,你也可以看到它升起。她漸漸向上移動,喚醒這些能量中心,打開最後的能量中心,這裡的第七個能量中心,住在心輪的靈就得到喚醒,因為靈的寶座是在你的頭頂。好嗎?

沒有問題?好吧,我想我們應該先得到它。你說什麼?最好還是得到它。好吧。只要這樣張開你的雙手,非常簡單因為手會說話。這些手指,指尖是交感神經系統中敏感的感覺器官。如果你這樣張開雙手朝向我,就像這樣並且雙腳踏在地上,完全接觸大地,把雙腳分開不合在一起,不要距離太遠,舒服的坐著。現在閉上你們的眼睛。

現在把右手放在心臟的位置,右手放在心臟的位置,問:「母親,我是靈嗎?」閉上眼睛。閉上眼睛,你必須閉好眼睛。只問這個問題:「母親,我是靈嗎?」單單問這個問題,要真誠地問,你們有人會感到雙手有清涼的微風冒出。意思是現在你的注意力在你的身體、精神和情緒上,突然靈來扮演一切。

首先你要知道你是沒有罪的,請在思想上完全不要有內疚。反之你要說,「母親,我沒有內疚感,母親,我沒有內疚感,母親,我沒有內疚感。」你絕對不要為任何事情感到內疚。他們也許告訴你,你犯了罪,忘記它吧,忘記所有這些。貶低人是經常發生的。告訴你這些的人自己一定是有罪的,不相信任何人。現在把右手橫放在左邊脖子說︰「母親,我沒有內疚感。」

現在同一只手橫放在前額說︰「母親,我寬恕所有的人。」一遍一遍重複說,只要說,「我寬恕所有的人。」不寬恕就有很大的壓力。 […]

公開講座–關於右脈的建議,你必须成为灵 Brighton (England)

公開講座——關於右脈的建議
英國布萊頓,1982年5月14日
我提議今天讓他們先發問, 我會留下… 若你們有任何問題, 請先向我提出。這樣你們的思緒便可以靜下來。我不介意站著,這樣更容易看到大家。我站在這裡還是坐在地上?
現在首先最好是問問題。昨天當答問時段開始,大家都有點分心,所以還是現在提問比較好,你們有什麼問題?因為你們全都是求道者,你們全都是求道者,你們都在追尋,所以最好現在提問,那麼我便可以在講座中回答。
沒有問題?這代表霎哈嘉瑜伽士已經變得更有能力去解釋霎哈嘉瑜伽。當我到達澳洲,報紙的記者問我:「母親,你的門徒是否都是學者?」我說︰「不是,他們都是普通人,他們必須是非常普通的正常人。」記者卻說︰「他們懂得的事物,令我很驚訝,感到他們全是學者。」我說︰「所有學識都在你內裡。」所有知識都在你內裡,你只要內在有光,便可以看到。所有知識都是在你內裡,你不需要四處去找尋。全都在你內裡,一切都是內置的。
你被創造得那麼漂亮去成為靈,為此我不需要做太多,它自會成就。唯一是我們必須知道,自己期望些什麼。要成為靈,我們該期望些什麼。這也是理論上你必須明白的。這必須是合理的結論,不單只是因為我說了某些話,或因為你已經變成某些團體的組員,又或因為你付了費,不是這樣。事實是如其所如,邏輯上它必須是真實的。
幾天前我告訴你關於左脈,關於過去,關於潛意識,關於集體潛意識,潛意識的問題以及,我們從物質而來的制約。物質常常想控制靈,物質在控制我們。因為我們最先是從物質而來,但靈可以怎樣從中走出來?當我們變成靈什麼會發生?人們談論自覺,很多人談論重生,每一個人都說你已經再次出生。很多人說︰「我已經第二次出生。」自我確認。 在這個世界,你可以找到各種類型的人,他們知道某些事情必須發生,某些突破必須出現,我們必須有某些追尋。試想像在基督的年代,沒有太多人在追尋,沒有人可以向門徒說太多話。 他們只是普通的漁夫,非常簡單的人。但今天你卻可以在世界各地,找到很多求道者。追尋什麼?你在追尋什麼?就是追尋你的靈。說追尋你的靈也是一句很含糊的句字。你在追尋你的靈,這個靈又是什麼?我們為什麼要追尋這個靈?在進化中,我們是人類,我們的知覺是人類。這個人類的知覺並不是最終的,若是,我們便不用追尋。它並不是最終的,我們必須到達某一點,某些事情必須發生,我們可以怎樣合理地處理這課題?
在我們的進化,什麼發生在我們身上?我們是動物,從動物我們進化成人類。與動物相比,人類有何特別之處?人類的知覺狀態,有一個新的向度,就如馬匹可以走過一條骯髒的小巷而沒有任何感覺,無論是骯髒、污穢、漂亮、有色彩,牠都沒有任何感覺。對牠是沒有任何分別。 但若人類走過一條骯髒的小巷,或一所骯髒的房子,他立即知道他不喜歡。 我們的知覺有一個新的向度, 當與動物相比,以科學的方式來說,我們的中樞神經系統發展了新的知覺。 無論什麼在我們的中樞神經系統,我們都是它的主人。例如我感到這是熱的,每一個人都會感到這是熱的。又或我說這是某種特別的鳥兒的顏色,每一個人都會說同樣的話,所以無論一個人的知覺(awareness)是怎樣,我是說知覺,不是虛構,不是幻覺,是真實的,以他的器官來說,以他的感官來說,大家都是一樣的。一個人若感到熱,他不會說他感到冷,另一個人也不會說這是冷的,他們全都會說這是熱的。
有一件事情,就是真相只有一個,不會有兩個。我們的進化,無論什麼必須發生的,必定是我們的知覺。就如一條魚變成一隻龜,若魚變成龜,什麼發生在牠身上?就是龜的知覺,牠開始感覺母親大地。牠失去了某些魚有的,但卻有某些新的感覺。 同樣,我們的進化,若某些事情必須發生,我們必定變得更加有知覺,更加有動力。為此,我們可以從很多人的作品中得到説明。例如,我們可以視容格為其中一位。他有談及它。容格曾經說,當突破發生,人類會變成,會變成集體意識。他沒有說你們會開始做著同樣的事情,或你們的行為會一致。不,他說你會變成,你會意識到它,不是沒有意識。所以當你追尋靈,若靈要開悟你,在你的知覺中,你會知道某些你之前不曾知道的事情。你今天可能感到熱或冷,或許在這新的知覺狀態下,你可能有不同的感覺。他很清楚的說,你必須變成集體意識。所以「要變成」是我們進化的一點,不是其它。我們變成某些梵文中,例如他們說,一個已得自覺的靈,對印度人這是很普通的知識 ,並不難理解,他被稱為dwijaha。某人已經重生,一隻鳥兒也被稱為dwijaha。因為鳥兒首先以蛋出生,跟著牠生長、成熟,忽然變成一隻鳥。這也是等同自覺,你們都知道,在復活節我們給予蛋,有著相同的象徵。我們是蛋,我們必須變成鳥。所以現在這個階段,我們是人類。我們就如蛋一樣,必須生長至某一點,才能變成鳥兒。
人們談論的各式各樣的事情,都不是自覺。就如我可能說:「好吧,若我把你催眠,我可以把一個瓶子給你」,你可能像小孩那樣開始吸吮那瓶子。就算你知道自己做著一些古怪的行徑你仍會繼續做。你被迫這樣做因為你被催眠。這種行為並不是自覺,因為作為人類,無論什麼發生在你身上,你是不會作出任何行動。我們不會如猴子般把尾巴剪掉而,成為人類。這是發生得那麼的自然,這是發生得像花朵變成果實那麼自然,這是一個活生生的過程。我們並沒有意識到,無論什麼必須發生在我們身上,都是一個活生生的生命過程,不是一個死的過程。我們能做的都是死的,例如我們可以倒立,我們可以跳躍,我們可以奔跑,我們可以做各式各樣的事情,但這些都不是活的過程。活生生的生命過程是當你變成某些,這種改變必須由老實的求道者所提出,若你不老實,那麼便很困難了。就算你是老實的,你也會被誤導,被一些你閱讀而來的念頭所誤導。因為那本書是你付錢買的,又或你付錢給某個組織,或你付錢給某人,這些都幫不了你。我們必須看清楚,我們必須變成什麼。這就是我昨天告訴你的,你變成導師。你變成先知,就如威廉布萊克所說「神之人」會變成先知。他們有能力令別人變成先知。」 要對自己絕對忠誠,你必須要說︰我是否已經變成先知,我是否可以令別人成為先知? 就是這樣簡單的去看待我們的自覺。這也是你有能力做到。就是你變成先知。因為一切都在你內裡,整個機器都在你內裡,你就像一部電腦只要與總機接駁,它自會運作。
你就是要變成這樣,若你不能變成這樣,一切其它的,例如組織一個機構或類似的事情,都是毫無用處,完全沒有價值。我可以說,所有都是被誤導。你可以得到什麼?例如,我的意思是,若雷伊必須要說︰ 「啊!母親看到光,這些事情發生,那些事情發生。她擁有這些力量,那些力量」這些全是一無是處!對你有什麼用呢? 我或許是一個國王,這與你有什麼關係呢?你要變成什麼才是最重要,為著這個改變。若我說你內在已經擁有一切,我要做的只是去證明全都是在內裡。我們對這種知識並不是一無所知,實際上自摩西時代已經有被描述,就像他說︰「火之樹。」什麼是火之樹?沒有人知道,他們只是說有火之樹。但若你看到靈量被完全開悟,你便看到它真的像火之樹。聖經也有這樣說︰我會如火舌一樣在你面前出現。這是什麼?沒有人可以解釋,沒有人知道。這些火舌就是那些得到開悟的能量中心。你看它們就像火舌一樣。你不需要看到它們,因為當你是在外面,你只看到帳篷,若你是在裡面,你什麼也看不到,只看到會堂。我們必須明白,不是我們認為什麼,什麼必須發生,而是實際上什麼將會發生,我們都要接受。所以首先我們要擺脫這些錯誤的認同,以為這樣會發生,那樣會發生,以為這樣會發生,我必須看到光,我必須在天空中飛,很多人付錢令自己可以在空中飛。我的意思這真是荒謬,你為什麼想在空中飛?我真的不明白,還要因此付比環遊世界更多的錢。我告訴你,坐飛機出門並不需要付太昂貴的價錢,你在付這飛行生意,這個快速特警隊生意,這是什麼,我們必須明白,這是什麼?當我們要在空中飛,我們想進入怎樣的境地?這種催眠的手法是那麼精微,你是不會明白,你只是繼續下去,就像同樣的快速特警隊生意。有位男士, 他是研究院的主管,他患上癲癇症,他的妻子也患上癲癇症,他的孩子也患上癲癇症,他們來找我。他們失去了房子,失去了一切,身無分文。這就是整個學飛玩笑會發生的。現在,我們必須知道我們不能付款,不能為我們的進化付款。要明白這是非常簡單。就如我昨天告訴你,若你付錢給這朵花,它能否變成果實? 這是一個活生生的生命過程,為此你不能付錢,它不明白金錢,生命過程不明白金錢。我不知道有任何人可以。例如他消化不良,他拿出一點錢說︰「我的胃,現在我付錢給你,你能否消化我吃下的食物?」我們是不是要這樣? 同樣,這是最高的生命過程中的最高, 因此你不能付錢。要明白這些是非常精微的,因為人類相信一切都是要付錢的,否則它不會運作 。你走到一部機器前,你想得到一件貨品。例如機器,你必須付錢這是可以成事的,若你得不到你要的貨品,你就不用付錢。所以可以成事的都要付錢。任何汽車,若它是免費的,代表它是垃圾,你不會要它。我們必須付錢把它拿到垃圾站。所以在人類的腦海中,一切都要付錢。這是非常錯的,你不能付錢。我在說這個生命過程,這是超越人類。人類是做不了的,就如我們不能把花朵轉化成果實。生命過程是超越人類可以到達。當你變成,當你變成超人類,你便可以處理它。這必須在你身上發生,若這沒有發生在你身上,其它的一切都是錯的 。我以極大的關注告訴你。因為那些在市場的人,那些售買貨品的人做得很好,他們知道怎樣誘惑你,他們知道怎樣把念頭強加在你身上,怎樣給予你錯誤的認同,你只是認同於他們,直至他們完全的離開。跟著你便陷入困境,你說︰「天啊!發生什麼事?」有一點仍然存在,就是你的靈還未失去,它仍然存在。儘管有怎樣的錯誤,怎樣的追尋,靈仍然住在你內裡。儘管這些,若你仍然活著,這個靈被帶到你有意識的頭腦,意思是進入你的中樞神經系統。你應該在你的存有感到靈的力量。這是霎哈嘉瑜伽所說的霎哈嘉(sahaja),他必定有告訴你,意思是與生俱來。
昨天我告訴你關於左脈,那是願望的力量,藉由這力量 我們有所有的思想制約和來自物質,唯物質主義的東西,你也可以說我們收集了所有我們的過去,過去藉由集體潛意識延伸。我昨天也告訴你,癌症是因左脈的極端行為所引起。那些左脈的極端行為 令人患上癌症。若你能把這些極端行為帶回中脈,癌症便得到痊癒。它可以被治好,毫無疑問。
第二部分是右脈,我已經告訴你 我今天會告訴你有關右脈。那位男士不在這裡?問很多問題的那個男士,他在嗎? 他昨天忙於提問,就是這樣。我想他對追尋並不感興趣。好吧,第二面是右面。是我們作出行動的力量。我們首先有欲望,跟著行動。這力量,右面的力量,以右交感神經在我們內裡顯現。科學也是一樣,科學的層面很粗糙。這些都是我們內在精微的東西,這個存在於我們內裡的右面的力量。給予我們思維和肉身的力量去作出行動 當我們有任何欲望,便應作出行動。我們想實行這個欲望,所以我們作出行動。我們必須明白這是什麼類型的力量。梵文稱這力量為prana shakti而另一個力量,左脈是 mana shakti 是情緒的力量,或可以說是思維的力量。用英文來描述它們並不怎樣清晰,所以我會說mana shakti 和prana shakti。這是存在於我們內在的兩個力量。我們開始以左和右來運用它們,它們可以說是像煞車制和加速器,我們變成駕駛的能手。但在這過程,我們會犯錯人類的頭腦的獨特之處,就是會走向極端。就如我告訴某人︰「現在你必須靜坐。」他們便靜坐五小時。沒有需要靜坐五小時。又或若你告訴他們你必須倒立,他們便會倒立十小時。沒有需要這樣極端,我們只須處於中脈,對我們的身體仁慈點,對自己仁慈點。沒有什麼需要狂熱, 沒有什麼需要令自己惱怒。這只是非常簡單的事情,必須在你身上發生。例如,試想想,一顆種子被播放在一處有嘈雜音樂的地方,或一處每一個人都奔跑叫喊,尖叫的地方,種子會有什麼發生?就是它不會發芽。若那是一處平和的地方,一處正當的地方,而不是播放在一個傾斜的花盆裡,它肯定會生長成漂亮的樹木或漂亮的灌木。自由地生長!
同樣,若我們過於極端我們便會偏向右或偏向左,若偏向左,我昨天已經告訴你們有什麼會發生。所有那些催眠術,ESP和大部分靈性導師,都想玩把戲,你要明白,就像他只會催眠你,人們變得因為這些導師,人們變得完全瘋癲︰「他是我們的導師。」他們的行為卻像完全沒有腦的人一樣「啊!我現在感覺到,我感到極好。」我看原因是因為你感到這個男士內在有安全感「若我跟隨他」,你明白「他將要到天堂,我將會與他一起上天堂。」事情是不會像這樣發生的。你必須獨自上天堂,你必須變成自己的導師。你必須認識一切,不是某人把拖車放在背後,再把人放在拖車裡說,來吧,我將要上天堂。實際上,這些人大都是走向地獄。你會很快的跟著他們。所以事情從不是這樣,相信我,任何人說追隨某位靈性導師便可以上天堂,都是絕對錯的。你必須遵守原則。任何一位元真正的導師都會常常告訴你,你必須變成某些……他永遠也不會只說︰「好吧,你給我錢,好吧,你是成員,你現在是我的孩子,你現在是我的門徒,我給你愛,讓我們有愛吧。」愛在哪裡?「給我更多的錢,給我名車,給我這些,給我那些。」像瘋子一樣,我們以為,這些東西是可以交換的。我們都是求道者,我們有權去找尋我們的靈,我們不要被這些把戲,這些人的,我可以說這些惡作劇所欺騙。不單要你的錢,我不介意,他們是走私者,讓他們拿到錢拿到他們想要的,但你卻不知道他們破壞了你得到自覺的機會,當你的得到自覺的機會被破壞,就很難再給予你自覺。若你不認真的,正面的去解決,你將會處於一個無可救藥的處境。我曾經看到人們為此而受苦。
這種我們內在的行動,提供我們的思維和肉身的能量而在右邊運作,就像我們想著未來,開始計畫計畫這些︰「我們必須明天做這些,後天做這些。」我們開始坐下想,「現在,我要到哪裡去找這些?跟著拿一張票,我便會到哪裡。」我的意思是我們的腦袋為未來而運作,很大程度,我們變得完全的未來取向,到達某個程度。我有時遇見一些未來取向的人,他們甚至忘記自己的名字,你相信嗎?我的意思是他們甚至忘記他們父親的名字。這還可以,但連自己的名字也忘記,像瘋子一樣。因為他們記不起自己的名字,他們不知道自己身處何方,他們在做著些什麼。我曾經遇見這樣的人,他們真的是病人,因為他們已經變得那麼未來取向,他們不知道任何他們的過往,這種未來取向的行為開始在那些常常想著未來的人的社會開展。我要做什麼,我明天要做什麼,我明天將有什麼成就?」所有這些事情,當他們這樣,他們的注意力便會走向極端右。在這裡,我們處於非常危險的位置,非常危險的位置。當我們開始望向未來, 望向未來是一種幻像,完全是來自想像。因為你認為的未來並不存在,存在的是現在,你須處於現在而不是未來。
人們會說你必須處於現在,但怎樣才能處於現在?我們不能。你一是處於過去,一是處於未來。因為當思緒的波浪升起,它上上落落,另一個思緒波浪升起,上升跟著下跌。當這個思緒的波浪升起,我們跟著它升起,但卻看不到它下跌,跟著這個思緒的波浪升起,我們看到它,但卻看不到它走往哪裡。我們就在這思緒的尖端跳動。我們不知道我們或許在過去,或許在未來。在這兩個思緒之間是現在,我們不知道把注意力放在哪裡,這是非常困難做到。只說你必須處於中脈是不能做到。所有這些︰「你必須這樣做,必須那樣做。」不能令你做到。除非有光,就如這房間沒有光,你說︰「一直行。」你不能,因為你看不到,看不到哪裡是通道,可以怎樣走。就算你下命令,做你喜歡的,就是不能走直路而沒有碰到任何這些椅子,因為沒有光,你看不到。所以我們要明白,我們對未來有太多的計畫,我們實際上做的是,我們活在一個想像的世界。已經有很多人們活在想像的世界的故事。他們怎樣發現一切都被摧毀。有些人藉由他們的身體的努力而成就到,當他們運用他們身體的力量,他們為自己製造了另一些問題,因為他們變得肉身取向。
若你只是肉身取向,靈便會生你的氣。所以右邊的移動是為那些小心翼翼的人而設,你可以稱呼那些對時間很挑剔的人,那些對事情很堅定的人,那些乾巴巴的人,那些非常率直的人,他們不能容忍任何荒謬。另一種人是,你發覺這種人通常都是令人頭痛的,他們令人煩厭,你不能容忍與他們為伴。他們可以是非常令人厭煩的人,他們教訓你怎樣可以,直截了當,怎樣可以絕對走直路。大自然沒有什麼是直的,它是那樣 漂亮的移動,因為大自然被創造成多元化,多元化帶來漂亮美好。他們不會想及漂亮,他們不會想到愛,想到慈悲,沒有這些。對他們來說,這是一個謹慎的世界,這就是他們的生活。這類人內在發展了很大的自我,就如你看到這裡一樣,是一個在頭腦裡被稱為自我的黃色的東西。藉由左脈的行動,情感的那一邊,我們發展了超我,藉由右脈的行動,我們發展了自我。
這個自我並不容易被看到,因為若你有超我,你的身體便感到痛楚。身體上,你是一個可憐的人,你面上有皺紋,你看來很憔悴。若你有自我,你便看來很活躍,我們可以說希特勒是極之自我的代表,他腦海中以為自己是某位降世神祇,他必須拯救人類,他知道有關種族和一切,他理應拯救某些種族。這種念頭來自偏右脈的人,他們很有野心,與他們談話或許感覺非常好,他們或許看來很謙虛,也或許是非常好的生意人,什麼也可以是,但他們並不知道他們的這個自我先生 在他們的腦袋中出現,就像一個大氣球把他浮在天空中。自我的終結是愚蠢,你會感到驚訝,自我的盡頭是愚蠢,這些人沉醉在各式各樣愚蠢的事情裡。 他們會說︰「有什麼錯呢?」 例如,我知道有些老人的行為是非常愚蠢,他們說︰「有什麼錯呢?」 一個老人家,例如九十歲,他甚至不能沒有手杖行走,卻跳你們的舞,跟著他跌倒。你明白嗎?他想︰「有什麼錯呢?」就像我認識的一個女士, 她大約八十五歲,她死於從馬上跌下來,很自然,我的意思是你對一個八十五歲的人期望什麼,那是很明顯,一位八十五歲的女士她應該安居於家中,照顧孫子她或許還有曾孫,你明白嗎?她不這樣,為什麼她想像一個二十五歲的女士一樣爬上馬背上?他們做著這些愚蠢的行為,卻說︰「有什麼錯呢?愚蠢是沒有錯的,有什麼錯呢?」 這種人對社會,對其他人都是一種騷擾。那些擁有超我的人會麻煩自己,而那些自我中心的人卻會找別人麻煩。他們常常都糾正別人,折磨別人,把自己的念頭強加在別人身上。 這類人可以非常,非常成功。因為沒有什麼是勝過成功,他們繼續把東西錘打在別人頭上,說︰「這是真的,這是真的。」 當你持續這樣說,你忽然相信︰「是,事情必定是這樣的。」這類人是最危險的。我可以說,超我類型的人,對那些不知道超我類型的人的把戲的人來說 超我類型的人,他們可以是非常,非常,非常危險,因為他們很精微,你看不到他們,他們會催眠,他們可以附在你身上,他們可以是非常害羞,他們亦可以對你作出各種你意識不到的事情。所以要選擇那種比較好,那種不好是不容易的,走向極端都是錯誤的,無論是偏向右或偏向左。
現在讓我們看看身體有什麼發生? 就如我說有關癌病,在左邊肉身上,有什麼發生在未來取向的人?我們有一個能量中心特別為未來取向的行為而設,被稱為腹輪,以組糙層面,在我們內裡彰顯,被稱為大動脈神經叢的神經叢。腹輪對人類很重要,特別是已經發展的人。實際上,這個輪穴把我們腹部的脂肪轉化,以供腦袋之用,這是太陽神蘇利耶的能量中心。當我們開始思想這些細胞這樣被轉化,它們對腦很有用。若你不停的思考,常常都在思考,常常都在思考,什麼會發生?我的意思是頭上不會長角,你在消耗著它,你在消耗著所有這些細胞,你必須有其它補充。因為要補充,腹輪必須很幸勤地把細胞轉化,以提供腦的需要。因為要做這工作,其它腹輪要照顧的器官,例如你的肝臟你的胰臟,你的脾臟,你的腎臟,全都是這個能量中心所照顧,還有是女士的子宮。現在,若腹輪只做一個工作,它不能做其它工作,其它工作便會被疏忽,那麼你便發展了稱為肝臟疾病的可怕疾病。
肝臟的毛病是我們感覺不到,別人知道你有肝病,因為你的脾氣很壞,因為你很挑剔,因為你常常向人咆哮,因為你對一切都不滿,因為你批評人。所有這些都是肝臟出毛病的徵兆,有肝病的人對自己永遠不滿,因為肝臟照顧我們的注意力,肝臟有問題的人,他們的注意力很可怕。像這樣走,你不能保持你的注意力向前。在街上你會直往車輛走,因為你在看著一些你不應看的事物,你一直都這樣看著別的事物,你不能行走,我的意思是你找不到任何動物,像這樣走路,只有人類才會這樣。若你看到他們在街上,你會感到很驚訝。 他們都走到哪裡?他們不走直路,他們不向前看,他們的雙眼像這樣,那樣。因為注意力搖擺不定。注意力搖擺不定是因為肝臟有毛病,所以肝臟是非常,非常重要的。肝臟有特別的能力,從身體抽出毒素,顯現為熱。這種在身體的熱必須被轉化,或必須轉變成血液,或變成血液裡的水,它必須從你身體裡排出來,或許以汗水或其它形式排出。當肝臟的齒輪松脫,什麼會發生?就是它沒有能力做這工作,它不能把這些熱傳到血液裡,熱仍然停留在身體裡,你真的被加熱了,這些熱令你產生各種問題。在霎哈嘉瑜伽,當靈量升起,什麼會發生?它改變血液的形態。因為這熱,氫氣和氧氣被安置在很古怪的位置,就像這樣,那樣。他們開始接收他們內在的熱,這就是為什麼有肝臟毛病的人在靈量升起時感到有點熱。但我們可以藉由令肝臟平和和舒適而把它治好,你肯定可以,肯定可以把你的肝臟治好,這是無庸置疑的。
第二樣發生在你身上是胰臟,它令你有糖尿病。只有思考太多的人才有糖尿病。就如一個印度的農夫不知什麼是糖尿病,你因此停止吃糖。但這不能治好糖尿病。糖尿病是因為思考,思考,思考,思考,思考太多。醫生不明白,所以他們說糖尿病是不治之症,因為他們不知道思考與這疾病的關係。這是當你不停的思考便會發生,像瘋子一樣,你便得到糖尿病。若你得到開悟,糖尿病是可以被治好。你也可以醫治別人的糖尿病,因為這個充滿活力的力量,它把流通於你的三個力量整合,你得到補充。你可以給予已經消耗盡的人。因為你可以藉由這個力量去補充他們,你也可以去醫治。
第三是發生在人身上最差勁的就是因為脾臟而來的血癌。脾臟是非常重要的,這是我們內在的平和中心。一個沒有妥當脾臟的人不是一個平和的人,這是非常簡單的道理,但醫生卻不懂,所有科學取向的人也不懂把它聯繫到某些非常,非常簡單的道理上。簡單的是當你進食,若我們吃得怱忙,我們的脾臟便有麻煩。我們可以患上血癌。若母親是急躁,或父親是急躁的,孩子可能出生便會患上血癌。我們很高興告訴你,在紐約, 有一個血癌的個案,當我在印度的一條村莊, 有人來告訴我,這樣這樣的男孩病了 他只有十六歲,有血癌,醫生已經 宣佈他兩星期內便會死亡 他們常常都是這樣宣佈,他們只善於宣佈 當這個個案來到我面前,我告訴他們︰ 我做不了什麼,我現在在村莊裡,但你可以打電話給一位女霎哈嘉瑜伽士,她曾經在英國現在在紐約, 她可以照顧這個案。 你感到很驚訝,這男孩完全被治好。他出院後來看我,現在他回到學校。我的意思是我們治好很多血癌的病人,但在這裡我們不是去從事醫治… 或治好任何人,這不是我的任務,這是發生得很自然的,是靈量升起的副產品。主要是我們要令你成為醫生,我們要令你成為博學的人,我們要令你成為有集體意識的人,我們必須進入神的國度,住在祂的平和、祝福和喜樂裡。還有腎臟的問題,高血壓,所有都是因為這引起,人們擔憂,他們急躁,你明白,這種急躁只是習慣。我知道有些人,當你一說︰「啊!你到某處必須乘坐飛機。」 飛機這個字忽然引發這種急躁。「啊!他們變得瘋癲,他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他們忘記他們的護照,忘記他們的行李。忘記這些,他們發狂似的。若你走到機場,你會發現,這個被稱為左臍輪的能量中心,脾臟變得狂熱。當你進食,或做任何工作時便會產生某種緊急狀況,需要更多血液去消化食物。所以這個脾臟,可憐的傢伙辛勤的工作,去製造額外的血細胞。當你進食時,例如你也看報紙,這是最差勁的事。很可怕,我們在早上閱讀報紙,同時也在進食,你的脾臟便出毛病。因為另一種緊急情況出現,更甚的是你騎著單車,手上拿著三文治趕緊回去工作。你忽然發現路上塞車,令你處於更壞的境況,令你很急躁,你不明白為什麼。在你前面的人不停的說︰這個人出了什麼問題,他為什麼不能把車駕快一點?這個人也對前面的人說著同樣的話。這種瘋狂的情況持續著,這種無意義的競爭繼續。若你在進食時這樣怱忙,這樣急躁, 你便會有這種麻煩。這是非常危險的,被稱為血癌,這病在年青人中是非常普遍的。
最後,是心臟的毛病。當你放太多注意力在外在的物質的東西,你的物質上的進展身體上的進展,以及把你的腦袋過度電腦化,你便疏忽了住在你心臟,必須得到你的關注的靈。靈便會退去,當靈後退,你便得心臟病。只有偏右脈的人會有心臟病,不會是偏左脈的人。我把這些告訴一個醫生,他說,很驚訝。在精神病院,你不需要心電圖 你不需要它,他們永遠不會心臟病發作。一個瘋子不會有心臟病,這是很令人驚訝。一個瘋子用他的心更多,他的左脈,他的情感,他的心應該跨掉,但卻不是,是他的頭腦崩潰了!你可以想像嗎?而那些用腦的人,心卻崩潰了。 這是大自然在我們內裡創造的平衡。你看大自然是怎樣聰明地指引我們到中脈,不走向極端,保持在中央保持在中脈。當你完全處於中央你便進化得很快。
這是我們擁有的右面,未來取向的那一面。 你們都知道我們的品性都是非常未來取向 這種未來取向不能只說︰「啊!現在,不要思考。」你做不到,你就是做不到。若我命令你︰「現在,停止你所有的計畫。」你只是做不到,你就是不能做到,你必須計畫。 你發現所有這些計畫都失敗,因為這些計畫與上天的計畫沒有關係,上天有一些計畫而你又有另一些計畫,它們永遠也不會結合在一起,這就是你的計畫怎麼會失敗。你只是感到很灰心,感到孤立無援,你不明白這是怎樣發生。
我們要明白,我們要知道有一個上天的力量,無論你喜歡與否,所有這些生命的工作,成千上萬的花朵變成果實,一顆種子變成大樹,一顆特別的種子變成特別的大樹,各種的選擇都是井然有序的,整個化學作用被組織起來的途徑,所有化學的週期定律,所有在這個世界你看到的一切都是井然有序,必定有某人做著這工作。所以有一個上天的力量圍繞著我們,毫無疑問,但我們仍未能感覺到它,就是這樣。若我們還未感到它並不代表它不存在,它的確存在和運作著。我們親眼看到那麼多活生生的事情在發生,我們視這為理所當然,我們不受困擾。你看,人類生命的本身,孩子將要出生身體裡有一個胎兒。醫學的定律是,若任何外來的物件進入身體,會立即被拋走,一切力量都是被建立成把它拋走。但我們發現,當一個胎兒開始生長,整個系統滋潤它,照顧它,真的對它很費心很小心地,水被創造圍繞它,令它不受騷擾,作出各種關懷。身體會對胎兒作出各種關懷,去照顧它。當胎兒成熟,便會被拋出。誰做這些?誰在做著這些?我們有時也會問自己這個問題。
無論如何,我們為什麼要變成人類?有什麼需要這樣?有什麼需要這樣?若我們得不到答案,這表示我們仍然在過渡期,我們必須到達哪裡,才能得到答案。我們被創造成人類,去感覺這個上天的力量,去處理這上天的力量,去享受上天的恩賜。這上天的力量是集體的存有,它賜予你集體,在我們心裡的靈就是在我們內在的集體存有,它彰顯流通的上天力量,這就是為什麼當我們聯繫到總機,我們便會變成我們應該變成的模樣。就像一部機器,當它連系到總機,它便有了意義。這部機器(母親手指麥克風),雖然與總機連系,卻意識不到電力,感覺不到我的聲音。但一個人,當他聯繫到總機,你變得有意識,這是你必須明白的。當你得到自覺,你可以提升別人的靈量,你也可以給予別人自覺。雷伊就做了很多,甚至在利雅德(沙地亞拉伯之首都),他也有這樣做。在每一處他到過的地方也有做。 他就像你,一個工程師,他就像你,你會對他怎樣認識自己和認識別人感到很驚訝,你會完全改變,因為當你得到你的靈,當你得到最高,所有世俗的事物便會退掉。你變成自己的導師,不再被任何習慣或其它一切所束縛,它只是漂亮地成就。我們必須給自己機會,必須有耐性。所謂的聰明智慧最差的,是你能對一切開玩笑,這是最容易的。開一切事物玩笑,把它解決。 在古老的時代,當他們想面對真實,像基督來到,他們沒有對祂開玩笑,但在祂被釘十字架時卻開他玩笑,他們只是否認。現在這基本上都不是問題,問題不再存在是因為否認是需要更多力氣,所以還是開玩笑比較好。這是愚蠢。我再次說,開某些事情玩笑是愚蠢的,因為你就是這樣,你是靈,是你必須得到它,若你只知道怎樣開玩笑,請與它一起玩吧。那麼你的人生繼續,你的生活繼續,對你這有什麼用呢?若你沒有得到自覺,你對自己的評價是你是失敗的,你已經失敗了。這裡在給你機會,你可以很舒適,你可以得到忠告,你可以得到救贖,但沒有人能令你感受到你存有的漂亮,你必須親自去體驗,若你不想體驗,沒有問題 完全沒有問題,你有自由這樣做,做你喜歡做的事,但若你想去做,請你停止你的導師搜購 不要再搖擺不定,停下來,看清楚你需要什麼。這是認真的事,必然會發生。
除非人類已經進化,這個世界沒有任何問題可以得到解決。任何問題,要聽信我。無論什麼他們從思考而來的,例如他們創造民主,他們創造共產主義,這樣那樣。在真實中,所有這些荒謬都是毫無意義,沒有任何意義,因為,例如你可能說我是非常有力量,所以我是一個資本家,但我不能不為給予而活,所以我是一個共產主義者,我絕對是一個資本主義者和絕對是一個共產主義者 一切都存在於我們內裡,這些念頭都是人為的,令一些人是民主派一些人是另一類型。因為當他們執著於自私和所有這些事物,他們不能從中創造出任何好東西。不執著是因為你與靈合一,靈是不執著,它給予你光。這種不執著令你看到整體,像一齣戲劇一樣持續著,你可以好好的成就到,你變得充滿活力,你會對自己那麼有活力而驚歎不已。除此之外,我們必須意識到,若這裡有一個力量,它是全能的,這力量可以自己思考、組織和照顧你,很多事發生在霎哈嘉瑜伽士身上。若我告訴你們一切,你必定會很驚歎。令人驚訝的事情在發生。克裡希納曾經非常清楚的說︰「yogakshema vahamyaham」 意思是若你得到瑜伽,你便萬事安好。瑜伽之後,祂說先有瑜伽,合一必然首先發生,那麼你便萬事安好。我曾經見到人們走到所謂導師哪裡,他們染病,你看到他們的面容蒼白,完全的完蛋,一無是處,絕對是痛苦的人。這種人怎可能達到瑜伽?
不單肉身方面,思維上他們也是處於平和,他們充滿慈悲和愛心。這種慈悲不用說話,只在流通,流通著散發著,你甚至可以把你的慈悲給予花朵,若花朵將要凋謝,你可以給予它,它們可以多活一會。例如,樹木將要死亡,若你給予它們,它們便會昌盛,若你把它給予動物,牠們會變得不同。因為是你首次得到這力量後,把它回贈,回贈大自然。到目前為止,你通常都是從大自然拿取的,現在是第一次你向大自然給予某些東西。因為慈悲只在流通,它不接受任何東西,它只流向其它人。這必須發生在你身上,不要只滿足於那些低下的東西,那些無意義的,那些虛擬的或大規模的念頭。我在說每個人都意識到的集體,這不是大規模的活動,這是集體。願神祝福你們!
我希望今天很多人都可以得到自覺與靈合一,感覺到他們的集體。我唯一的願望是,在英國,我把布頼頓放在很高的位置,我常常說英國是宇宙的心臟,它是非常重要的,它是心臟,毫無疑問。這就是為什麼布萊克曾經說,它必須變成耶路撒冷。祂所說的都是真相,他說了很多有關霎哈嘉瑜伽的話,是完全可以驗證的。心臟卻很懶散,心臟在睡覺,這是令人傷感的事。就如我說歐洲是肝臟,它在喝酒,你可否想像事情的境況是怎樣更加差勁。若一切都是違反我們的本質,英國的本質是它是心臟,意思是它可以連接起來,它在傳播,無論什麼發生在英國,都被認真對待。例如你變成,你們全部人,都變成愚蠢的人,整個世界也會變得愚蠢。你們的責任是那麼重,連你們也意識不到,我們在做著非常重要的事情,對這個國家看來是很微小的事。因為很少人真的來到霎哈嘉瑜伽,安頓下來,非常少人,我想只有很少這種才幹的人,小孩子在這裡, 很多在大約十歲時來到,我可以肯定一定會有很高質素的求道者會來。他們都有點緊張,因為他們想向來自美國和來自歐洲的人學習,沒有什麼可以向他們學習,是你要去傳播,是你要傳達這資訊。我知道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國家,無論如何,我的丈夫會在英國被選。在過往的八年我們都在這裡,你相信嗎?我或許會在這裡多四年,所以我希望某些事情會發生。在布頼頓這是一處好地方,我肯定很多人會在這裡得到自覺,在解放人類裡作出幫忙。很感謝你們,願神祝福你們!
若你們有任何問題,請必須向我提出。老實說,我是你們的母親,我從不因你提問而感到被冒犯,這是很重要的,因為實際上,我沒有任何問題,你必須向我提問,我們完全沒有任何問題。 […]

潛意識的問題—左脈 Brighton (England)

潛意識的問題—左脈
英國布萊頓 1982年5月13日
我要告訴你,制約也有好的。同樣,你既能有好習慣也能有壞習慣。習慣能約束或阻礙我們升進,亦能幫助穩定我們。制約來自我們每天打交道的物質。當人類看到任何物品,便想侵佔它,想運用這些物品以達致個人的目的。為個人的目的,他改變物質的形態,開始運用物質以令自己舒適,或運用它來幫助自己,指引自己。
你越依賴物質,你的自然本性就越快完蛋,因為你在處理死物。物質,當它是死的,我們才去處理它,但當它仍是活的,我們卻不大在意它。當我們為著個人的目的來運用物質,這些死物便會在我們內瑞安頓下來。若不是這樣,我們怎能生存?這是人們會問的問題。若神賜予我們這些物質,讓我們能運用它們,我們是否不應運用它們,不應享用它們?我們卻不享受。我們…在得到自覺前,你不能享受任何物質,你只是養成了習慣,或許成為物質的奴隸,在得到自覺前。這是原則…經濟學的原則是需求一般是永遠得不到滿足,意思是今天你想買一塊地毯,好,買吧。這塊地毯卻讓你感到頭痛,因為擁有它,便要照顧它,要為它購買保險,你要先憂心它不會被弄髒;其二,你想再購買其他物品,你已經買了地毯,就這樣。你要買其他物品,你要買其他物品,你再想要其他物品,你的要求是沒法得到滿足,也沒法帶給你喜樂。物質永遠沒法帶給你喜樂。只有靈才能給你喜樂。當你升進,當你成為靈,你對物質的價值便有另一種看法,你對物質的價值觀會截然不同。
我肯定積臣必定有告訴你,當你得到自覺,你的雙手開始感到有涼風。至於物質,成為靈是大有幫助,因為你馬上知道什麼對你好什麼對你壞。例如,你吃了一些對你不好的食物,便馬上失去生命能量,變得很熱,即使只是看著這些食物,或許也有這種感覺。當你坐在一個很差的人坐過的椅子,你馬上感到︰「噢,這裡有些不對勁。」生命能量是明確的、絕對的。
這種制約只會在…這些習慣只會在你成為靈後才能克服,因為靈常常受物質控制,靈必須克服物質的控制。事實上,靈不會受任何事物控制,我是說它被遮蔽,就如浮雲遮蔽著太陽。同樣,所有支配我們的,又或我們可以說,物質對我們的奴役,令我們控制我們的靈,某種意義而言,我們把靈遮蔽。浮雲仍在,令我們看不見靈,感覺不到靈。靈的美在於自然而然,我們感覺不到,感覺不到別人。
在評價別人時,我們在評價些什麼?這人外表怎麼樣,他穿什麼衣服,他怎樣走路,他通常的言行舉止,他懂不懂說︰「謝謝」,「對不起」你明白嗎?所有這些都令我們留下印象,他擁有怎樣類型的車,你有怎樣的房子,或許我們錯過了,錯過了一個聖人,我們或許再次錯過基督,只因祂是木匠的兒子。我們怎知道誰是基督?有什麼途徑方法讓我們知道誰是基督?
現在很多人說︰「基督會來,祂會上電視。」你可以把任何人放在那位置而視他為基督,我們怎能分辨?憑祂的衣著,或祂做的任何事情。大部分我見過的基督的畫像或雕像,都完全不像基督,完全不像,你要明白,他們很可怕,我不知道他們是誰。
你怎能分辨出誰是基督?又或這只是某些懂戲法的傢伙,或是某些故意哄騙我們遠離實相的傢伙。沒有任何途徑方法能找出真相,因為我們已經習慣只著眼於物質表面的形態。就如我們對藝術的概念也是,像模子一樣,我們喜歡這種藝術。
若你問他們︰「為甚麼?」「因為,你也知道,這種東西是,很和諧。」又或許「這是比較合比例。」就是這樣。「你怎知道?」
你知道是因為你讀了一些書籍,又或你從某人身上學懂「這是藝術」,「這很美」。我是說你標籤某些東西為美,它真的美嗎?若它是美的,那必定是靈,因為靈是美,美亦是靈,所以它是,它美麗嗎?你怎能分辨出這藝術是否美麗?
就如若按照一般人對女性的看法,我不認為蒙羅麗莎是個美麗的女性,我的意思是今天像蚊子般的婦女被視為美麗,他們怎能說蒙羅麗莎很美麗?她擁有什麼?成千上萬的人聚集一起去看她的油畫,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只有生命能量能給你答案,它散發生命能量。在你不知情下,它吸引感染你的靈,你毫不察覺,它吸引你的靈。這就是為何這幀油畫處處都受到讚賞。
當這種制約變成集體的制約,任何制約成為集體的制約,你都會接受。「這種形態是美麗,這種形態是實相,這種形態是自然而然。」混亂因此產生,當它變成集體的事情,混亂便會產生。例如我遇見一些人的一些導師,我問他們︰「你怎知道你的導師是真的,他給了你什麼?」他說︰「因為我坐在椅子上,便開始抖動,我不是故意的,是自然的發生。」當我在場,他的身體在抖動,很嚇人,任何人都會對這個不能安坐五分鐘的人有極大的慈悲和關注…
一個女聽眾︰「很抱歉,這不是自然而然,是神經質。」
錫呂‧瑪塔吉︰「對,我正要這樣說…。」
女士︰「你說錯了。」
錫呂‧瑪塔吉︰「說錯什麼?」
女士︰「全都說錯。」
錫呂‧瑪塔吉︰「你哪裡來?」
女士︰「在路上。」
錫呂‧瑪塔吉︰「就這樣,最好走吧!」
女士︰「不用擔心,我要離開這裡。」
錫呂‧瑪塔吉︰「看看,她現在到酒吧。」
你們要嘗試明白這個精微層面,明白嗎?若你對它確定。現在例如有人開始武斷的說一些事情,就如若她說的是真的—神經質。意思是你控制不了你的神經,對嗎?你認為是這樣嗎?你不受控制,你不受控制,自然而然不會令你成為奴隸,我要說的就是這一點,它不會奴役你,它只會令你成為主人。自然而然要能令你成為主人,而不是奴隸。
她必定是來自超覺靜坐,因為練習超覺靜坐的人就像這樣抖動。最終他們都會染上癲癇症,我曾經治好很多這樣的人,我不知道有誰來自那裡。即使是他們在蘇格蘭學院的主管,他是—我叫它作飛行隊學校—人們要付三千元。這個坐在這裡的男士是受害者之一。當他們受苦,便知道那是什麼一回事。幾天前我們看到有人癲癇症發作,次數很頻密,可憐的孩子,他還不到二十六歲,年青人,理應享受人生,卻走進這種困境,你不能想像。若這種事情是發生在某個想成為導師的人身上,變成這樣還要付錢,這又怎會是與靈接近?我想告訴你們,靈給你自然而然,你是導師,自己的導師,完全的導師,沒有任何奴役,沒有養成任何習慣,所有習慣都戒掉。你變得那麼自然而然,我不需要告訴你,你自會戒掉所有習慣,變成自己的導師
這應會在你身上發生。但取而代之,若你沉迷於奴役你的事情,你可能會喜歡它一會兒,因為你抗拒不了它,但若你真的坐下想想,便會知道這不是你想要的,你想要的是成為自己的導師。
就如這能量圖顯示,我們有兩個力量,左和右的力量。左脈的力量是給我們制約,左邊,潛意識,集體潛意識,它給我們制約;若你想否定所有這些,右邊甚至更差,它給我們行動,但行動令我們變得自我中心。所以二者都可以令人很煩惱。
就如你說︰「好吧,我沒有任何制約,這樣做有什麼錯,那樣做有什麼錯?」若你有這種想法,這種自由,這是放任,或許這不是自由,因為自由背後要有智慧。因此這兩邊,往左走或往右走都是錯的。
那麼什麼才是對的?就是在中央,既不受制約束縛又不自我中心。怎能做到是個大問題,問題出於怎能做到。要自然而然就是要絕對自由。
我認為這兩個力量,就如車輛的煞車掣和加速器。你運用這兩個力量,先用煞車掣,再用加速器,你想控制這兩個力量。開始時要懂怎樣運用控制這兩個力量是很困難的,透過練習,你便漸漸學懂,你知道怎樣駕車,成為好司機。成為好司機後,你仍不是駕車師傅,接下來你才成為師傅。今天你們內在的導師,內在的導師是靈。在得到自覺前,你不是導師,因為我們仍未有作為導師的意識,它仍未表達在我們的意識裡,某程度上我們仍未獲這些力量的授權。
靈存在著,它有自己的力量,我們內在仍未感到這些力量。一旦我們感覺到靈的力量,我們便獲自己的力量授權,它就在這裡,在我們內裡。這是我們自己的力量,我們不用向別人借用,不用向別人要求,它們就在我們內裡,靈在我們內裡。唯一是靈要把光帶進我們的意識,它要進入我們的意識。
以簡單的醫學詞彙,我們能看到,例如,靈必須在我們的中樞神經系統彰顯,在我們的中樞神經系統,因此我們應該知道我們該做什麼。不是在椅子上跳躍,又或有些人說︰「噢,你,我們開始這樣做。」這是催眠狀態,是不對的,你是沒有意識的,你這樣做是因為被催眠。催眠可能來自外在的力量,不是你的力量,不是你的知覺,你的理解,你的力量,是其他人,因為不是你做的。
因為物質有力量控制我們,同樣,我必須要說,有些物質是被視為很危險的。例如癌症,以癌症為例,癌症控制我們,這是很嚴重危急的東西。癌症控制我們,我們卻不能控制癌症。舉一個實例,癌是如何引致的?醫生說︰「這樣,那樣。」我們…霎哈嘉瑜伽能治好癌症,肯定的,百分百能把它治好,亦已把它治好。很多霎哈嘉瑜伽士已經把癌治好,怎樣治好?很簡單,就是你變成自己的導師,你掌握這個疾病,也能掌握一切。因為導師就在你內裡,但它仍未進入你的意識,唯一的聯繫仍未連上,一旦連上了,瑜伽便會發生,合一也會發生。
我們現在要完全把注意力放在自覺上,我下次再告訴你關於神。自覺的意思是把你的靈帶進你的意識。什麼引致癌症?讓我們看看這裡什麼發生?它是由左邊活動所引發的。左邊活動是指︰情感的困局,情緒的問題,情緒的波動,情感的不安全感,任何一種不安全感都能把你帶往左邊。這些可怕的導師只要一點點的舉動,因為他們催眠你,便能把你帶進左邊,把亡靈附在你身上,我也不知道他們做了些什麼,他們把你帶往左邊。任何不獲神授權的活動,也會帶你到左邊,因為你不能在中央升進,因此你一是走向左,一是走向右。
當你過分做這些事情,像巫術,我聽說你有另一樣東西在這裡,某些組織,有些傢伙慣于看到房子裡的一切東西都在移動。他來霎哈嘉瑜伽,他的水壺在動,這個在移動,他不能解釋有什麼發生在他的房間裡。他坐下,發現某些東西從這裡移到那裡,實實在在的在發生,這是什麼?是誰在做著這種你不能控制的事情?我們再次來到同一點,一些你不能控制的事情。你進入了某個領域,進入了你受人控制的領域,一切都不在你的控制,這個領域,當你進入,我常常看到癌症病人都是受它影響,他們大部分人都受它影響。
他們意識不到,他們不知道自己是怎會進入。就如對女士來說,她對丈夫感到不安全,或許是某些事情,或許她以為丈夫隨時會離開她,她愛他,不管如何,這個女人或許會得乳癌,因為不安全感已經進入了其中一個輪穴,你可以在這裡看到,心輪,我們稱它為心輪中部。若這個輪穴有故障,若婦女對任何事都感到不安全,她有可能…她很易受侵襲,便會生癌。所以我們必須整體的去理解生命,不是單一的。我們必須明白生命的整體作用,人生的整體影響,生命的整體關係。現在沒有醫生懂這些,他懂嗎,當他為病人治療,比如乳癌,他知道這個女士沒有安全感嗎?
另一種疾病是厭食症,很多女孩也受這種病之苦。他們只是不吃,放棄進食。你不知道怎會這樣,醫生治不好這個病,沒有人能治好它,什麼原因?女孩,女兒與父親的關係,例如父親過世,女兒再也見不到父親,又或女兒很愛她的父親,但卻沒有表達出來,又或父女的關係很差,女兒便有這個毛病,厭食症。你會很驚歎,但醫生是沒法把這病治好。這裡也有幾位醫生,醫學是沒法瞭解這個病,因為我們並非以整體來看人類,人類是神創造很精巧的器具。我們對別人苛刻,麻煩別人,令別人感到不安全,或對人不公平,不公義,在我們不知情下,我們真的給了他們巨大的不安全感,這種不安全感真的在我們意識不到下令別人染上不治之症。
要明白整體,什麼要發生在我們身上?我們要到達能看到整體的層次。就像若我想看…比如想看布萊頓的全貌,我該怎樣做?我要坐上飛機從高處看,便能看到整個布萊頓。同樣在你的意識裡,在你的理解裡,你要升到你能看到整體的位置。若你看不到整體,只看到部分景象,或我們可以說只看到很小部分,你看到的能製造混亂,製造問題,它們有些的性質是非常,非常嚴重。因為作為人類,我們不知道自己是誰,人類最大的問題是他們會說︰「我不喜歡它」。這個「我」是誰?是你的靈或是你的自我?你不喜歡那一部分?又或是你的制約。因為是以特別的方式把你養育成人,你因此不喜歡這些?你的那一部分不喜歡它?你會感到很驚訝,不是你的靈,因為若靈喜歡,你又怎能知道?它只能透過你的生命能量來知道。當你感到生命能量,那麼你才能說︰「是,我的靈喜歡它。」因為生命能量在散發。
作為人類,我們仍處於過渡階段,我們仍未到達被稱為自覺的階段,自覺是我們變成靈,「變成」是重點。一旦你成為靈,你便知道自己喜歡什麼,你真的知道自己喜歡什麼,因為你就是實相,你不是任何制約,不再是自我,你是你本來真正的模樣,就是你是靈。
很令人驚訝,靈是集體的存在體,我們內在沒有表面虛假的集體特徵,也不是︰「好吧,我們屬於布萊頓,所以我們是一體。」或「我們屬於同一條街,所以我們是一體。」不是這樣,而是某種你是…你絕對是集體的存在體,透過不同能量中心的運作成就,你開始感覺你內在的集體。你能感覺到它…別人,你能在指尖感覺到別人,你能相信嗎?聖經有寫下︰「你的雙手會說話。」這些日子的描述是︰「你的雙手會說話。」人們為甚麼不去找出什麼發生了?你的雙手怎會說話?發生的是你開始從指尖感覺和理解什麼是實相,什麼是美,什麼是喜樂,什麼是愛。
這是我們取得的左邊,最終左邊的問題令我們肉身感到痛楚,左邊有問題是非常痛的,非常,非常痛的。這種痛楚不能向人解釋,沒有人能明白,沒有人能治好它,你不能告訴任何人,人們以為你大驚小怪,他們以心理學來醫治你,你只是不明白為什麼你有這種痛楚。這種痛楚來自左邊,來自潛意識。
超越潛意識是集體潛意識,集體潛意識包含一切自創造以來直至今天所創造的東西。一旦你進入潛意識,便會迷失,潛意識的力量控制你,它是超越你的理解,超越你能擺脫它,超越你去…不是屈服於它,而它卻不斷增長。
就如我問一些人︰「為甚麼你知道不是你做的,是其他人做的,但你卻仍不停繼續這樣做?」他們說︰「母親,我們在毛毯下,完全黑暗,我們不知道自己在哪裡移動,所以只能不停的繼續下去。」
就如我上次告訴你,感到內疚是最大的障礙,是最大的障礙因為一旦你感到內疚,這個輪穴的左邊便會有阻塞,而它是…很困難的。你不知道自己為何感到內疚,你每時每刻都感到內疚,卻不知道自己為何內疚,為何有這種內疚的想法,這種內疚令你遠離喜樂,令你什麼也不能享受,令你不能自然而然。為甚麼?這解釋為何我們有時會不為何事而感到悲哀。事實上,神並沒有創造我們悲哀,祂創造得我們那麼美麗,那麼小心,祂以愛心和慈悲創造我們,不是要我們不為什麼而悲傷;祂沒有給我們任何疾病,任何問題,但我們卻走向極端的左或極端的右。因為我今天只談左邊,我要說不為什麼而感到悲哀也是錯的,對你自己也不公平。
偏左脈的人必須知道,他們是靈,他們是那種要顯現,要表達出來的美麗,他們不是每時每刻都受苦,活得悲哀的人,他們不是。但因為他們承擔太多,忍受太多,令他們變成這樣。為避免承擔忍受,他們或許要養成其他習慣,你要明白,很多人酗酒是因為他們不能忍受人生的苦楚,他們忍受不了,所以他們酗酒…一旦你內裡的靈被喚醒,你便變得那麼強,那麼喜樂,那麼自然而然,你會戒掉所有壞習慣,所有所謂的疾病,所謂的習慣,都會退去。你的品格變得璀璨繁盛。
你內在有這個輪穴的基礎,你可以為此責備神︰「為何祂要在我們的左邊給我們這個能量中心?有何需要?祂不應給我們這個左邊的能量中心,那麼我們便能只處於中央。」問題出在人類必須知道,他們有自由去處理應對自己,他們要努力學習智慧,學懂若偏向極端,便會受苦,也必須意識到,若他們變得真誠,擁有完全的自由,他們必須在智慧裡升進。沒有智慧,便不能進天國,因為他們會被遺棄。就如有些人被遺棄,他們不懂任何法律和規則。若你帶他們來英國,我們便要送他們進監獄。
同樣,人類若沒有智慧—雖然受苦令人學懂,但我們不應要求受苦。當我們要求受苦,實際上是要求錯誤。若你沒有犯錯,又怎會受苦?所以當你要求受苦,你在犯錯。我們唯一要求的應是我們的靈,你要求你的靈,它是你自己的,你要得到它,得到它是你的權利。
我不能強迫你,或為你做些特別的事情,它就在這裡,你像光,要被點亮的光。因為我是已點亮的光,所以你變成已點亮的光,你也能點亮其他光,就是這樣簡單。若你成為點亮的光,便能點亮其他光,你不用在意什麼,你自己要成為已點亮的光,這是重點。它全在這裡,是你自己的,你只要取得它,就是這樣簡單,不像這些人那樣弄得那麼複雜,又或是哲學家放在你面前的東西,不是這樣,它是非常簡單,在你內裡,自然而然,是活生生的生命過程,生命的過程令你成為人類,你要成為超人類。
這絕對是自然而然的,你不能付錢購買它,你又怎能付錢?我是說這是絕對荒謬荒唐!若它是活生生的生命過程,你又怎能付錢?你付了多少錢給樹木生長?我是說任何活生生的東西,你要付錢嗎?你要付多少錢給鼻子呼吸?你能付錢嗎?這是荒謬,可笑的。我們不能付錢給它,我們不能,這是個活生生的生命過程,你要成為,一隻蛋必須變成小雞。你要付多少錢給蛋以令它變成小雞,又或一隻蛋付多少錢給母親以令自己成為小雞?就是這樣荒謬可笑。我們從不明白活生生的生命是那麼自然而然,我們從未看到有生命的東西,我們活在物質裡,活在死物裡,不是活在有生命的東西裡。若你開始觀看樹木,觀看花朵,它怎樣變成果實,你甚至看不到,因為它們生長得很慢,你看不到花朵怎樣變成果實,你忽然發現全都出現了。就如我從印度來到倫敦,我發覺所有樹都是光禿禿的,絕對像幹枝,完全像幹枝。不出一個星期,我發覺它們都變綠了,到第二個星期,全都長得蒼翠繁茂,你不能相信。
我們甚至未有留意到,我們視一切為理所當然,它就在發生,是怎樣發生的?這是奇跡般的事情,若你看到,這是奇跡,這些花朵怎會…例如一些特定的花朵只會生長在特定的樹木上,另一些花朵生長在另一些樹木上?這是怎會發生的?誰揀選它們?誰把它們安放在合適的位置?誰在統籌?我們必須意識到,是無所不在全能的神的力量,祂成就所有有生命的工作。一旦你也變成這樣,即是靈,這個力量便會開始流通於你,你感覺到這力量。就如基督被人觸摸,祂說︰「一些力量走到某人身上。」就像這樣。你只是變成這力量流通的媒介。你獲授權調動它,管理它,瞭解它,你知道它的一切,知道怎樣給予它,怎樣成就它,怎樣醫治別人,醫治自己,你知道自己的機器如何運作,除此之外,你取得力量去克服自己的機器的所有問題,這是那麼難以置信,這樣的事情看來很難以置信,因為你從未看過這種事情發生。但當你看到這些花朵忽然變成果實,對我們而言,並不是甚麼稀奇古怪的事情,也不是什麼荒誕的事情。若我們看到人類變成果實,這才令人難以置信,怎會這樣?
從未這樣發生過。只有一個人能得到自覺是很困難的事情,沒有其他人能得到自覺。今天又怎樣?我是說這是開花結果的時代,應許過的,亦曾被預言過的。即使你的國家一個偉大的詩人,威廉布萊克也曾預言過。他說︰「時候到了,當有神性的人成為先知,這些先知有能力令他人也變成先知。」我是說沒有人能比布萊克說得更準確清晰,我告訴你,他是很了不起的說︰「這會發生。」當我們追尋,這是我們期望得到的。我們是否已經成為先知?什麼是先知?
先知是集體的存在體,他知道它的一切,他是導師。我們叫先知為導師,你就是要成為…導師。這種導師制度非常簡單,因為全都在你內在建立好,只要把它連上。就像電視機接上總機,它全都裝嵌好,就在那裡,它便會開始運作。同樣,你就是這樣,你就是這樣,只要與它連上。不論你的種性、社區、種族、國籍、型態、高度,不論什麼,不論你是怎麼樣,都毫無分別,因為你們內在全都有這個了不起的裝置,這種重生的力量,你要重生,你會重生,為什麼不在今天?
沒有什麼要動怒,人們有時生氣是因為他們不喜歡某些人告訴他們一些他們感到不好的事情。他們不喜歡,例如,若有個酒鬼,他喝酒太多,他是酒鬼,他不喜歡這樣,感覺很差,即使有人很溫和的告訴他︰「你最好把酒戒掉吧。」他不喜歡。我說的不是你不應這樣做,我是說事情會是這樣,他戒酒了。我不會說︰「你不要這樣做,或不要那樣做。」它就是會發生,你要先明白問題出在那裡,可以怎樣克服,就是這個原因我才要談及它,否則是完全沒有必要談及它,它自會解決,它就是會解決,因為你已經準備就緒去得到它,你便取得它,我什麼也沒有做,我只是催化劑,我要說它會成就到。
我希望你在得到自覺前,先向我提問一些有關的問題,若你有任何問題,請發問,你必須發問。
是?
男士︰你說的與導師摩訶羅渣(maharaji)說的是否有任何分別?
錫呂‧瑪塔吉︰誰?
男士︰導師摩訶羅渣
錫呂‧瑪塔吉︰我告訴你,當你談及任何導師,我不想有任何爭論,好嗎?此其一,我會告訴你,問問自己或問問其他人︰「他為其他人做了些什麼?」他有否給你力量,或給其他人力量,對嗎?我能告訴你所有在這裡有自覺的靈,他們看來像你。當然,從他們的面容,你能分辨出他們很輕鬆,很快樂,他們能醫治人,能給人自覺,能明白你和自己的一切錯誤。這個人對你的知覺做了些什麼?什麼也沒做。還有,他的門徒有什麼成就?
你問他們︰「這個人的靈量在哪裡?這個女士有什麼問題,又或她腦海中什麼是重要的?」他們沒法回答。若你連別人或自己有什麼錯也未能分辨出來,你又怎去幫助人?所有這類人,他們能做什麼?讓我們看看,簡單的是他們能催眠你,你或許會快樂一會兒,就像喝酒,你也知道,若你喝酒,便感到快樂。喝酒讓你有什麼成就?你能否成為導師?
他們所有人都像這樣,你明白,他的意圖很明顯,因為他要求要勞斯萊斯(名車)。對先知而言,勞斯萊斯算什麼?我是說有什麼重要?(錫呂‧瑪塔吉在笑)你明白那裡是重點嗎?這是很明顯,我是說這是很合乎情理的明顯。首先,任何拿你錢的人都是寄生蟲,就是這樣簡單。要求一輛勞斯萊斯(名車)這類東西?你明白嗎?
以基督為例,從基督的一生看到,祂會在意你的勞斯萊斯嗎?這樣的人物,祂是王者,祂不會在意,不論祂是否擁有勞斯萊斯,是否睡在地上,都毫無分別。這樣的人物不在意什麼,因為他感到舒適,他擁有自己的舒適,他有自尊,你認為他會否要求什麼?我是說這是很明顯,對你們這是很明顯的。
當我向一些人談及這個導師,這個你特別向我提及的導師,他們說︰「母親,我們給他一件金屬,他給我們的卻是靈。」這樣算是交換嗎?你能否購買你的靈?請運用你的邏輯思維,好嗎?神給我們腦袋去理解,我們能邏輯地找到答案,你能購買…你能購買靈嗎?是這樣簡單嗎?我的孩子,你不能用錢購買它,你不能。
若你想給我花朵,好吧,這只是種表達愛的方式,就只是這樣。但你不能購買我,你不能。你的愛卻能購買我,好吧,這是不同的。你不能用金屬和錢來購買我,你能嗎?什麼是勞斯萊斯?我是說我不懂這些王冠和類似的東西,它們有什麼好處?它們不能給你喜樂,你可以去問問配戴王冠的人。
前幾天我與戴卓爾夫人一起,可憐的傢伙,她是那麼痛苦。對,她很痛苦。我知道我在貶低她,她的生命能量。她很痛苦。我們隔著枱交談,我做的是平衡她,可憐的傢伙,她很苦惱。
你必須明白自己是很單純的人,你們是遠古的求道者,不是今天的求道者,你們都是遠古的求道者。這個時刻也是之前向你應許過的,現在你要把它找出。現在你要保持你的邏輯往前。我是說任何人要求勞斯萊斯,我的意思是這個例子很明顯,他不可能是導師。
這是個很明顯的例子,絕對是例子之一…有些很精微的例子,他的並不那樣精微。你會馬上擺脫他,我知道,你們全部人。那些精微的甚至更差,他們一些人甚至沒有要求金錢,或許沒有,我不認識任何這樣的導師,但或許會有一些這樣的人。因為在印度,我聽說有些人不要錢,他已在這裡賺到錢,現在他走到印度,再沒有要他們的錢。那些人真的沒有要錢,我知道有一個人,他利用婦女,他對錢沒興趣但他卻利用婦女,你要明白,就是這樣,你必須明白,他感興趣的不是你的靈,是你的錢包或是女人。試想像,神聖又怎能和這些人的骯髒習性聯繫結合一起?意思是他們受欲望控制,那是違反神,這些全是違反神的活動。
你們是那麼天真無邪,我告訴你們,你們是那麼天真無邪。若你告訴印度人你的導師要勞斯萊斯,他會說︰「呀…(錫呂‧瑪塔吉做出一個輕視的手勢)」他們會馬上回答,他們不想要這種導師,他們怎會這樣?在印度,沒有人會給導師勞斯萊斯。導師有時要付錢給人,先誘騙他們,西化了的印度人,那是不同的。真正的印度人,你看他們是,人們與母親同住,他們懂分辨好壞,你要明白,沒有人能愚弄他們,他們都很務實。
是,孩子。
女士︰信心能否把人治好?
錫呂‧瑪塔吉︰信心有兩種,梵文的Shraddha(堅信)與你們稱呼的信心(faith)不同,英文他們稱為「盲目的相信」,另一種則是「信心」,對嗎?我們可以這樣分辨它們。盲目的相信是這樣︰「我對神有信心,神會治好我。」這是其中一種信心,對嗎?另一種信心是開悟的信心,即當我說︰「一旦你連上,你便是靈。」
若你說︰「我對神有信心。」你不應因為我告訴你真相而感到受傷害,對嗎?因為若這是盲目的相信,即是說你仍未與大能連上,仍未連上。明白嗎,就如我說︰「基督,基督,基督,基督。」基督不在我的口袋裡。沒有任何禮儀或聯繫又或類似的關係,我甚至沒法與首相或女王會面,你要明白,位置,或我們可以說,權力,對嗎?當我們像這談論任何人,有些人不斷的說︰「羅摩,羅摩,羅摩,克裡希納,克裡希納。」你要明白,祂們全是降世神祇,基督是神的兒子,祂是國王的兒子,你就是沒法會見祂,你是不能叫喊祂,祂不會在你背後叫你,祂也不是你的僕人,對嗎?
擁有這樣的信心,若你仍未連上而又痊癒,你必定是被其他媒體治好,不是基督;若你是有自覺的靈而又痊癒,就是基督把你治好。
我會告訴你有何差別,醫療功用的直接清晰的差別。在英國我們有…我不知道現在還有沒有,一個名為「已故梁醫生國際治病中心」的機構,這個梁醫生已經去世,我是說雖然他已去世,卻擁有一個治病中心。這個男士已經死了,他附上一個在越南的人,一個士兵,不是他的兒子,而是士兵。這個人告訴這個士兵,我是說他們都是非常誠實的人,作為英國人他們都很誠實,都說實話。你要明白,他們不說︰「我們透過神或其他做的。」
他說︰「有很多醫生…」我希望那些醫生不介意,他已經死了,卻仍很有野心,仍想醫治人。他應「找我的兒子,告訴他我附在你身上,我的兒子會相信你。」他說︰「他怎會相信我?」他說︰「不,不,我會告訴你一些只有他和我知道的秘密,我們共同的秘密,因此他肯定相信你。」
這傢伙同意,他是個很健康的傢伙,實際上,他突然有些震動,這個亡靈就附上他身上,他看到某些戰爭中令他震驚的事情,這亡靈便進入了他。他不知怎的把這個亡靈帶到英國,與他的兒子會面,他告訴他整個故事。兒子必須相信,因為他知道很多秘密,他們便開展這個治病中心。
我是怎樣知道去世的梁先生是這樣?他們治好一個在印度的女士,我告訴你,這是很久以前,1970年,她來見我時,不停的抖動,很神經質,她就像這樣,我說︰「怎會這樣?」
她說︰「我染上某些疾病,我害怕動手術,我知道有這個機構,便寫信給他們,他們回復︰「在這天的這個時間,我們會進入你的身體。」」公開的說,我是說他們沒有說︰「我們是神。」或類似的話。「我們會進入你的身體,你會感有些抖動,不要緊,接著你睡覺,我們便能把你治好。」她說︰「我的病痊癒了。」大約三年後,她整個身體開始抖動,她不能再忍受,所以來見我。我就是這樣知道梁先生。你要明白,他是…這個可憐的女士受了三年的折磨,她受很多苦,跟著她來見我。在梁先生進入她的身體後,梁醫生,六年後她來見我,因為開始的三年她沒有不妥,三年後才開始不妥。我就是這樣知道附在她身上的所有亡靈,那些醫生和所有一切。很可怕的個案。當然,她之後被治好,毋庸置疑。因為當你成為靈,你在你的堡壘內,沒有人能進入你的身體,你變得不受污染,不受人控制,沒有人能操控你,這就是為何她能痊癒。
透過信心,若有人說︰「噢,你的病會痊癒。」你要明白(錫呂‧瑪塔吉撚她的手指),他們開始叫喊,尖叫,這樣那樣做,你或許忽然感到,或許那裡有個亡靈,他們有時會取代這些亡靈,這是很令人驚訝,他們能用一個亡靈取代另一個亡靈,我也曾經見過這樣的情況。我見過亡靈各式各樣的情況。
前幾天,約八天前,瑪利亞,這個有魅力的傢伙什麼時候來過?八天前在法國,有個男士來,年青的小夥子,約二十四歲。他很激動,開始叫喊,我從未見過亡靈附上他身上這種有趣情況,他整個身體都在抖動,我是說他跌倒,開始哭鬧,哭泣,做出各種動作。
他說︰「我是在有魅力運動裡被它附上。」他們也被附上,還以為聖靈進入了他們身上。試想像,聖靈怎會令你悲傷不快?我不知道這種想法從何而來。這個可憐的孩子,你也知道,他受很多苦,現在他沒事,他卻不相信自己能沒事,因為他以為…接著他們說︰「這是你的罪孽(sin),你要擺脫你的罪孽,這就是為何你出現這種狀況,什麼事發生在你身上,你仍作一些壞的業(karmas)。」諸如此類。當靈量升起,你的壞業報和所有這些事情都能獲得解決。有一個能量中心特別為此而設,它在這裡以耶穌基督來裝飾。
(錫呂‧瑪塔吉問一個瑜伽士)你有沒有告訴他們這個能量中心?
瑜伽士︰母親,沒有說得這樣深入。
好吧,當靈量穿透這個能量中心,這就是為何他們說「你必須穿透它。」祂被喚醒,當祂醒來,這兩個小袋,你看到這個自我和超我,你的制約,你左邊和右邊的問題都會被吸入,這就是為何他們說︰「祂為我們的罪而死。」
印度的古老經典描述祂為摩訶毗濕奴,但你看到很多…很多傳教士到印度,他們帶來完全錯的基督形象,完全錯的形象,所以他們仍然期待摩訶毗濕奴會來,就是這樣。按照傳教士的說法,祂應該是某種會轉化人的人,這全是謬誤,你明白嗎?不是真的,祂要在我們內裡被喚醒。祂說︰「我要在你們內裡出生。」就是這樣。靈量升起之際,她喚醒我們內在的能量中心,我們的一切制約和自我都會被吸入,在這裡的腦囟骨區會創造出一個空間,靈量透過這個空間上升,你能感到涼風從你頭頂走出來,就是這樣,你也能在雙手感到涼風,這不只是你對某人狂熱,明白嗎?不是這樣,不是這樣,明白嗎?絕對不是這樣。你變成有自尊,正常,有尊貴的人格的偉大靈性價值,你是這樣,對嗎?這就是信心,也是盲目的相信。
是,孩子?
男人︰這看來很困難,自覺這概念不牽涉個人的努力,任何人是否真的都能得到自覺,不管他們是如何唯物主義?我的理解對嗎?
錫呂‧瑪塔吉︰對,表面看來它是很困難,人們很唯物主義也是事實,這是毋庸置疑。但靈比物質強得多,當它要表達自己,便會砸碎一切,升上來。我們現在在這裡,你們大部分是英國人,我應說西方人,都是很唯物主義,我是說活在這個世界,他們或許並不那樣唯物主義,因為若他們不是求道者,便不會來找我。新的存在體已經誕生。若你看著一隻蛋,你會感到︰「噢,那麼堅硬的東西?」若在合適的時刻打破它,以合適的理解,它變成一隻鳥。因為活生生的生命過程全是這樣,只有最後的突破要發生。表面看來這是很困難,對我卻並不困難,或許因為我懂這工作,對嗎?
對,它看來…人們說各種關於靈量的事情,我必須要說,我曾經讀過一些書籍,令我很吃驚,你要明白,若你不懂這工作,一切…就如有人不懂駕車,他坐在車裡,他描述的路徑是會令人恐懼的,你永遠不會走近汽車,對嗎?就像這樣。沒有獲授權,不懂這工作的人不應做這工作。發生在你身上的,就是你變成靈,變成自己的導師,變成藝術的大師,這種藝術的大師。
是,孩子?
女士︰你之前提及催眠,你也有提及你視自己為催化劑,你是否認為施行催眠的人也視自己為催化劑?
錫呂‧瑪塔吉︰聽不到你說甚麼,她說甚麼?
錫呂‧瑪塔吉︰對,對,毫無疑問。
瑜伽士︰你之前提及催眠,母親…。
對,對,這是事實,但分別在於施催眠的人控制你,他既沒有給你力量亦沒有給你新的知覺向度,明白嗎?二者有極大的差別,你要明白,你取得你內在的力量,例如,好吧,你的靈在這裡。現在,我是催化劑,一隻匙能用來給予毒藥又能用來給予甘露,對嗎?所以,若你能給予甘露,這會是很好,但若你給予毒藥,這會是很可怕的,情況就像這樣。施催眠的人利用催眠,問題是他怎樣催眠你。他是把你推向潛意識,令你進入集體潛意識,他便能控制你。你在他的淫威下,他說︰「變得像小孩。」你便變得像小孩,「吸吮一個小瓶子。」你便依他的話去做,這些是什麼?但在這裡,你成為靈,某程度上你成為集體意識,不是被催眠,因為你能感覺到它。
就如你找十個有自覺的孩子,有些孩子是有自覺的靈,即使年紀很小。你帶他們走近有毛病的人,對嗎?你把他們雙眼蒙上,問他們︰「這個男士有什麼問題?」他們會舉起同一根手指,他們全部人,舉起同一根手指說︰「這根手指像火燒。」因為你有像被火燒、麻痹或涼風的感覺,一種有生命能量的品質的新知覺在你內裡誕生,不是催眠。受催眠後你的反應卻是相反,你會感到既無生氣又像要完蛋,就像有人欺騙控制你,情況是剛好相反。你開始成長,瞭解自己,你能為別人醫治,你既能瞭解自己亦能瞭解別人的那個能量中心有阻塞。
開始時,人們有時會感到混亂,我曾經見過,他們分辨不出︰「是我的能量中心還是別人的能量中心有阻塞。」我們有方法讓你能分辨,你能知道是你的能量中心還是別人的能量中心有阻塞,你也知道怎樣令它妥當,亦知道怎樣給別人自覺,授權他們取得他們自己的力量。情況剛剛相反,催化劑可以是很可怕,亦可以是極之美好。
男士︰「自覺」是否能完全透過個人的努力得到?
錫呂‧瑪塔吉︰透過自己的努力?我想不可能,就像已經點亮的光,才能點亮其他光。我是說即使是像佛陀這樣的人物,祂在完全疲累下得到自覺,祂必須得到它。當然,是聖靈賜予祂自覺,祂自己沒法做到。祂得到自覺,因為那是不同的處境,祂必須活著,祂不必談神,不必談整件事情,因為人們忙於談論很多大事,如神,各種神祇,這樣那樣,因此有極大的混亂。那時有人意識到這種情況,他因此使它具地方色彩,說︰「只要自覺,不要談神或其他,忘記它吧。」這就是為何祂能這樣得到自覺,但你卻不能像這樣得到自覺,你只會著魔,卻不能得到自覺。
開悟的靈,開悟的靈不會拿取你任何金錢。正常的情況,你要明白,他們不想給你自覺,九成九真正有自覺的人,他們會向你投石,他們什麼也不想做,因為他們與人類交往的經驗是很可怕的。若你與他們交談,他們會告訴我,他們告訴我︰「等了十二年,母親,你要明白,他們會令你完蛋,會殺死你,他們會這樣做。」與人類交往是很冒險的,因為他們很自我中心,永遠也不會接受你。若你這樣處理,就像有人知道這是個幫忙,對嗎?自覺是不可能的,不可能自己給自己自覺,不可能的。就如…就如一枝未點亮的蠟燭想點亮自己,必須把光帶來才行,對嗎?就是這樣簡單。實際上我們不應有壞感覺。
就如我不懂駕駛,有人駕車把我帶來這裡,我不會因為他載我來而感到不好,我有嗎?我只懂一項工作,我懂得不多,很多工作我都不懂,我不懂銀行怎樣運作,不懂怎樣寫支票,我對很多事情都很無知,或許,我連怎樣開罐頭也不懂,我卻懂怎樣提升靈量,對嗎?所以若我只懂一項工作,你又怎能介意?畢竟我們互相依賴,對嗎?所以為什麼不,若我懂這項工作,有甚麼所謂?你們也會懂,你們也會懂。但這卻不能由你來做,事實上,你不需要做任何事。
是我來做,因為我愛它,它只是散發,不管怎樣也不是我做的,我只是在流通,我不知道它是怎會發生,只是在流通。我是為愛而愛。你們不會相信有這種人存在,但我卻真的是這樣,我就像這樣。你有時甚至會…有些霎哈嘉瑜伽士認為我過分慈悲,我應對人和對這樣的事情嚴厲。他們告訴我怎樣處理應付它的一些智慧(錫呂‧瑪塔吉女士在笑)…你要明白,他們認為我不務實,但這卻是最務實的事。
對,我知道他們犯錯,因為他們不知道自己走在黑暗中。若你在黑暗中行走,你會碰到東西。你唯一要做的是對他們慈悲,因為他們看不見,他們是盲的,對嗎?你又怎能動怒或發脾氣呢?
還有,我請求你們不要對任何人有錯誤的認同,你要到達你的靈,這才重要。若你仍想著某人,你要明白,像一個女士,我也不知道,或許有人把她叫來這裡,我不知道她為何生氣,我沒有說任何傷害她的話,或許她被鬼附上,我不知道她為何生我氣,她只是站起來,說︰「謊話連篇。」我為何要向你說謊?我不需要拿取你什麼,但為什麼這種事會發生?因為她不敏銳,對神聖不敏銳,她不理解誰是上天,誰…我不會責怪她,她未有這個敏銳度,這是種才幹水準。我現在見到的霎哈嘉瑜伽士,有不同類別的來見我,你甚至不相信他們有些人是那麼有才幹,他們得到自覺,知道自覺是什麼,他們的樣式就像鑽石,他們取得它,得到它,他們是極棒的人。有些人步履艱難在後面;有些人雖然得到自覺,卻不停質疑,各式各樣的人都有,但不要緊,我愛他們。
對,孩子?
男士︰母親,若在自覺前,我們都是可怕的人,會把癌帶給我們遇見的人,或會發生類似的事情,在自覺後,這種影響會否消失,或什麼會發生?
錫呂‧瑪塔吉︰對,我知道有很多事情發生。在布萊頓有個人,你記得他嗎?他現在在這裡,我想他來時喝醉了,他開始時很生我的氣,他說︰「我怎能擺脫這種麻煩?我不相信你。」就是這樣。跟著他妥當了,完全妥當了,他的改變是那麼可愛,你不能相信,他在嗎?
瑜伽士︰母親,我在這裡。
他現在很可愛,有天他來見我,我說︰「看看他,他是那麼可愛。」他是個可愛的人,但有些事情困擾他,令他很沮喪,他因此酗酒,你要明白,他會妥當,慈悲令你明白事出必有因。他是個好人,毫無疑問是個很好的人,他必定有些不妥,會妥當的,有這樣的事情發生,千真萬確。
霎哈嘉瑜伽士知道這些事情,一些霎哈嘉瑜伽士,當然,我必須要說,只要多走一步,不要緊,他們會迎上來,全部人都會迎上來,我肯定。創造你們每個人就在於此。事實上,上天很渴望給你們自覺,比你更想更想給你自覺。若今天這裡有上千人,我更能給他們自覺,可惜很少人喜歡實相,你看現在,那個導師摩訶羅渣(Maharaj),上千人像瘋子一樣追隨他,對嗎?就實相而言,他什麼也沒給那些可憐人,可惜很少人喜歡。
像有天有人問我︰「母親,你為何不給每個人自覺?」
我說︰「他們在哪裡?每個人!他們很忙,他們在哪裡?」有多少人在布萊頓?有多少人在這裡?有多少人在這裡?對嗎?這就是重點,要花點時間人們才喜歡實相,需要點時間。它是這樣美好的東西,即使他們得到自覺,卻輕易放棄,你明白嗎?他們說︰「噢,我現在很好,我很好。」一年後,他們再次出現,不應是這樣,我們要掌握這藝術,完全掌握它。那全是免費,完全免費。他們現在全都仍坐在這裡,他們可以這樣說。
男士︰你可否多談一點自覺,有什麼需要做去增強它。
錫呂‧瑪塔吉︰好,好,我會在下次的講座裡說,一個一個課題的說。我現在說左脈,然後右脈,接著是中脈,當然還有靈,這是肯定的,上千次。我會這樣做。我必須慢慢把你建立鞏固好,好嗎?我肯定會,你不會相信,我想我已經在倫敦至少有五百個講座,但並未完結,每一次,每次我說完後,他們都說︰「母親,你談及的絕對是新的角度。」你看,我也不知道,卡告訴我,在我的講座,他第一次感到有那麼多的生命能量,我不知道為何我那麼感動他,對,這是令人驚歎。他是來自澳洲,澳洲人做得很好,很快。
現在問完了嗎?我們要得到它嗎?
問題︰甚麼是業報(karma)?
錫呂‧瑪塔吉︰業報是當你以右脈的力量來做任何事,它的效果在你內裡積累為自我,因為你以為是你做的,事實是我們沒有做什麼實在的事情,我們做的只是死的。就如我說︰「我們用一棵已死的樹來造椅子,我們就是做這種事。」我們做的是以為自己在做這事情。我們做了些什麼?你能否把這些轉成果實?我們甚至不能令它芬芳。所以這種幻象,你看,在我們內在以自我運作,在這裡顯現,我明天會談及它,好嗎?這就是我們以為自己在做著這工作,那工作,這個自我以為若你做好事或壞事,你便要受苦。
你要明白,老虎不會有這種感覺。若老虎要吃,牠必須殺戮,殺死動物,吃掉牠,就這樣。牠不會坐下想︰「噢,天呀!我不該這樣做,我要成為素食者。」它不會積累任何業,對嗎?但人類卻會,為什麼?因為我們是封閉的。看看這裡,我們是封閉的,牠們卻是開放的。無論牠們做什麼,都毫不在意,我們卻在意自己在做什麼,因為我們以為是我們做的,但當…就如我說︰這個能量中心開啟了,它吸入我們的業。那個所謂的業只是罪孽,你要明白,按聖經的說法,我們可以稱它為罪孽。它們全都被那位在我們內裡被喚醒,很有力量的神祇基督所吸入,我們因此超越它,因為業是自我做的,當你的自我完蛋,業又在哪裡?它們也完蛋了。你便不會說︰「我做的。」你會說︰「母親,它沒有成就,它並不往上走。」這個「它」是什麼?它變成第三者。「它在流通,沒有生命能量。」你看,你不會說︰「我在做自覺,我在提升靈量…」。他們不會這樣說,他們說︰「它沒有升上來。」你變成旁觀者,這個旁觀者是靈,你不會說︰「我必須這樣做。」
即使是你的兒子,你會說︰「母親,他最好先得到自覺。」
好吧?你看,試試吧。但成就不了。好吧,我是否要發證書?
他說︰「母親,你怎能發證書?任何人怎能?靈量還未升起。」每個人都知道,你要明白,無論是你的父親、母親、姊妹、任何人,若他們未得自覺,他們知道自己未得自覺,那又如何,他們就是知道。我這個外孫女,她是…她現在在這裡,她出生已有自覺,還不到五歲,當他們到拉達克(Ladakh),有個光頭的喇嘛穿著這些衣服,每個人都觸摸他的雙腳,父母未有自覺,我的女兒也未有,所以她觸摸他的雙腳。
她不能再忍受,對她太過分了,她坐在高處,她走去,把手放在後面,看著他,告訴他,她說︰「你叫每個人觸摸你的雙腳是什麼意思?你甚至不是個有自覺的靈。穿著這樣的衣服,光著頭,你以為你可以要人觸摸你的雙腳?」五歲的小孩子,但她明白這是什麼一回事。
在印度曾有一個講座,他們邀請我為主要的嘉賓,為此Ramasnmash,她是有自覺的靈,來自Ramkrishna靜室的男士,穿著一件很大的橙色長袍坐在這裡。我的另一個外孫女,她坐在前排,她不能再忍受他,所以她從這裡大叫︰「母親,那個穿著長裙的人,祖母,請叫他走,他把熱力帶給全部人。」
你要明白,很多霎哈嘉瑜伽士都感到熱力來自這傢伙,他以為自己是很有靈性。她問︰「請他走,他穿著長裙。」她不懂這是長袍。即使是孩子,若他們出生已有自覺,也能知道誰是有自覺的靈,誰不是。這些日子,很多孩子出生已有自覺,審判的時刻,這是審判的時刻,當然我會遲些才告訴你。
男士︰你是否介意我問你一些問題?
錫呂‧瑪塔吉︰不要緊,我不介意,但若你問太多問題,有時會變成思維的活動,有時或許會延誤得到自覺,所以我建議你,若問題不重要,最好還是不要問,因為回答問題只是在思維層次,我說的是更為超越,你要明白,若你明白我,便知道這是合乎情理的,好吧,讓我們有自覺,若它能成就,便能成就,若不能,不要緊,我會在這裡三四天,我們會把它成就,好吧?
最好還是保持頭腦平靜,告訴你的思維︰「你之前已經問了很多問題,想著很多事情,現在是時候你要接受你的存在體的祝福。」好嗎?若你告訴你的思維,它會安靜下來,它是…思維是很奇妙的,若你的思維知道你想要什麼,若它是實相,它會支持你,幫助你。同樣的思維若迷失了,就像我有時說它像一隻驢子,基督以驢子為例來解說思維,若你容許它迷失,它便會接受各種事物,若你控制它,它便能帶你到你要到的地方。你只要令它保持安靜,最好思維保持安靜。這就是我回答你的問題的原因,因為遲一點,當靈量升起,這時候,思緒便不會浮現,是嗎,不然思維會說︰「我沒有問這個問題。」這就是原因。只為安撫它,雖然沒有必要,只為安撫它,我才這樣做,對嗎?
你最好還是得到自覺,不然這個思維是頗令人煩擾。它會在合適的時間,你要最後突破時才浮現,它或許會停止,對嗎?若你有即時必須發問的問題,請發問,若問題並不重要,不要發問,它是否很重要?好吧,他已經知道。
Now, […]

美國紐約公開講座 New York City (United States)

美國紐約公開講座

1981年9月28日

昨天我向你們說過有關人類追求歷程的三個傾向,首先是右脈,右脈是代表振奮,能喚醒神祇的力量,來控制五大元素,這五大元素大家都知道,不用再說。右脈是行動的力量,透過五大元素去工作。另一邊是左脈,代表願望及情緒方面。而藏在三角骨內的靈量,是一個潛在的力量。靈量的純潔願望是與永恆的靈合一。還有第三種力量,便是在中脈處。人類在進化中一切的成就都記錄在中脈處,即是我們的中樞神經系統中的副交感神經系統(parasympathetic
nervous system), 而右脈是右交感神經系統,左脈是左交感神經系統。人類在進化過程中所得的成就,人類自己也沒有察覺到,例如把動物放在十分骯髒的地方,牠並不會感到厭惡,或有甚麼不妥,若是人類便受不了。人類已進化到一定的高度,但這進化還未完全,人類還要進化得更高,去到最高的境界。

當人類進化到額輪,即是自我(Ego)和超我(Superego)之處。自我和超我便不斷膨脹,直至硬化成為一個蛋殼,像一個封閉系統,那時人類開始有「我」這個觀念。動物沒有「我」這個觀念,牠們不懂得人類的煩惱,由於有自我的產生,人類為自己製造很多的煩惱,動物卻不會這樣。不過,人類有機會得到自覺,動物卻沒有可能。很多人問我:「動物能否得到自覺?」動物可以接受生命能量,卻不能得到自覺,即使是這張桌子,這束鮮花都能夠接受生命能量,但它們卻不知道,亦沒有察覺那生命能量。但得到自覺的先知聖人,卻能察覺生命能量。

有一次我和我的丈夫在車上,車行走時經過某處,我感到從天上來很強的生命能量,是清涼的生命能量,我向司機說那裡一定是有聖人的廟宇,但司機說那裡只是普通的村落,甚麼也沒有。但在幾十里以外,有一座廟宇,裡面藏著穆罕默德的一根頭髮。人們不知為甚麼總愛在那裡崇拜,一定是以往有聖人知道那地方充滿生命能量。我們到那裡去,那裡有很多回教徒在崇拜,我們不是回教徒,故不能進入。但我坐下來,感受到無比的生命能量。你們看,只是穆罕默德的一根頭髮,已能發出如此大的生命能量。

聖經上說不可拜偶像,很多人都誤解。我們是可以崇拜從大地母親而來的形相,而不是去崇拜人為做作的形相,但很多人卻誤解聖經,以為聖經反對偶像崇拜,便是反對一切有形相的崇拜。我到過法國的聖母院,那聖母像發出強大的生命能量,一定是由一個得到自覺的聖人雕造出來的,在羅馬西斯汀教堂裡,耶穌像是十分強壯的,一定是由聖人雕造,故能發出生命能量。相反,很多教堂裡的耶穌像卻是滿面悲傷,瘦骨嶙峋,你們想想基督會不會是這樣的,若他身體如此瘦弱,他如何可以背著巨大的十字架?但很多人都以為修行者便是身體瘦弱,滿面愁容的人,實在很難令他們明白過來。

很多人以為佛陀的教導是要他們受苦,因此追隨佛陀便要苦行,但佛陀是不是想人類受苦呢?他看到老人、窮人受苦,他很想知道他們為甚麼要受苦?怎樣才可以免去苦難?他不斷尋求,尋求,最後自然而然地完全得到自覺。很多人以為基督的教導是要他們受苦。基督已為你們受了苦,你們不用再受苦了。你們還要去受苦,是否以為基督所受的苦還未夠?你們要去替他完成呢?那在宗教上受苦的觀念真是一大企業,去蒙蔽人們。你們真要跟隨基督的就不要去受苦,你們再去受苦就證明你們不是跟隨基督,好像在德國的猶太人,他們常以為修行是應該受苦的,結果受了很多的苦,自我產生出來,現在卻要令其他人受苦。基督被人扭曲,把基督包裝成像一個塑膠產品,我不知道他們何時會把這個塑膠品毀滅。真正自覺的人是不會去受苦的,受苦與得自覺的聖人完全沒有關係。若那人是真正得到洗禮,而不是只是在儀式上說受過洗禮,他便知道自己不應去受苦,只是一個人在大海中,在迷途中,才會掙扎受苦,若你已在船上,你何用受苦呢?

洗禮的真正意思是靈量從三角骨處升起,升到額輪處,把自我和超我吸入,然後靈量在此通道上升,穿越頭頂。頭頂的硬骨便軟化過來,好像小孩子的頭蓋骨那樣。你會感受到生命的涼風從頭頂升起,此所以聖經說只有小孩子才可進入天國。因此人類要做的,不是要去受苦,而是得到重生。重生便是這個意思。

另一個人們常誤解的便是對重生的觀念,我上一次到美國,對他們說他們要得到重生,現在我再到美國來,美國人流動性很大,很少人會固定在自己的家裡住,我再來時他們都不知在那裡了。我說他們要得到重生,卻沒有想到他們是如此愚蠢的,他們好像拿證書一樣,說自己已得到重生,我問他們根據甚麼說自己已得到重生。他們說根據聖經。我再問他們如何得到重生?是否已得到集體意識(collective
consciousness)?他們只是自以為得到重生,卻變成宗教狂熱。

他們變得極端狂熱,互相分裂,一小撮一小撮的自己組成甚麼派別,還說組織小教派是神的意思,以適合不同的人。他們怎可以說是神的意思呢?神只是創造了兩類人,得到自覺及得不到自覺的人,他是真理的追求者,或不是真理的追求者,沒有第三類。當然人類的外表特徵有很多變化,頭髮膚色各有不同,大自然的創造變化萬千,若不是這樣,我們都感到沉悶,這才顯出上天創造的美麗,即使在一棵樹上,你不能找到兩塊大小相同形狀相同的葉子。但不是說你是黑髮的,便組織起來建立小教派。人類的頭髮膚色外表雖然各有不同,但他們靈體內的能量系統卻是一樣,除非你是惡魔,若你是人類,你的靈體構造便是一樣。我向你們說這些,你們可以不接受,霎哈嘉瑜伽是尊重每個人的自由。你們可以不接受,但作為誠實的人,就得把這些看作假設,看這些假設是否成立;你們是否真的得到自覺,然後才接受我所說的。

有人說要向人得到力量(Shakti),於是便四處找尋導師,就興起搜購導師(Guru
shopping)的熱潮,那些導師要他們很多的錢,這是否可能來自神的呢?若一個人只是想著金錢,他會不會想到神呢?你們不能購買我,那些所謂的導師極力講求生活的享受,但真正的導師會不會這樣?基督來到世上,是在一個馬槽裡,因為他是君王,並不在意這些。得到自覺的聖人無論是睡在地上,或地毯上,他也不在意。基督來到世上要我們知道,人類最重要是靈性的生活,而不是物質的生活。但你們只知大力建築教堂、聖殿。我們要將注意力放在永恆靈那裡。基督的教導已清楚指出靈性的重要,但是他的教導並沒有完全記錄在聖經上,而且他只得幾年的時間教導世人,便被人釘死。人類釘死耶穌是何等愚蠢的事,他怎能在短短幾年完成他的工作?若耶穌今天生在美國,他一樣會被釘死,任何人在美國行醫都會被控告。你們會用美國的律法去控告他,但你們不知道神的律法比人的律法更高,你們要知道你們是神的子民,不是世上的子民,你們要有信心,要有尊嚴,不要老想著金錢、論斷神。像有些人總是只留意外在物質方面,好像很多人關心我丈夫的地位。但你們是真理的追求者,真理是不能去購買的。這是一個活生生的生命過程,是不能用金錢來買到的,基督已清楚說過。那些跟隨假導師的人會有很多問題出現,他們會患上心臟病及癌症等。但若你成為永恆的靈,你的身體也可得到改善。你們的靈量上升,成為永恆的靈,就如圖上所示。

有一件事說給你們知道,你們也許感到驚訝,在這靈量底下是第一個能量中心,叫根輪(Mooladhara),意思是根部的支持,你們的根是那三角骨,而根輪是在三角骨之下,即根部之支持,它掌握純真的靈性,這個中心的神祇是格涅沙(Ganesha),和額輪是同一神祇,即耶穌基督。根輪即盤骨神經的位置,這裡有四個副神經叢,代表四塊花瓣,掌管人體生育及排泄功能。這個中心的神祇是格涅沙,他是永恆的兒童,而基督便是永恆的純真。基督不會結婚,你怎能和小孩結婚。它代表純真,不知道甚麼是性慾。試想像小童會不會想到性慾?格涅沙沒有自我及超我,他是象頭人身,關於他如何得到象頭的故事,我遲些才說吧!象是極有智慧的動物,象頭表示他極有智慧,沒有自我及超我。這表示靈量的升起和性慾一點關係也沒有。你們不能夠以性慾去提昇靈量。它是一個支持,只有根輪允許,靈量才可以上升。人類不應該追求性慾,像動物一樣。

美國人對性慾十分有興趣,是否要多生孩子,生得比印度人更多?但孩子都不願生在西方,在印度,即使已有十二個小孩的家庭,對每一個小孩還是十分愛護,在根輪處,我們要尊重性慾,便不能走向極端。性是有限制的。若沉迷於性慾,便會產生可怕的疾病,好像在美國,有65%以上的人在24歲至40歲之間患上性方面的疾病。我們也不能走向極端,變成性無能,患上可怕的疾病。基督曾說:「你們不單不要犯姦淫,你們更不可有淫邪的眼睛」,因為基督就是在額輪處,你們不單不要行出來,更不要在心裡有淫邪的念頭。但人們的眼睛總是東張西望,盯著路過的女性,即使在追求真理,也帶著淫邪的目光;即使在教堂崇拜,也是這樣。我不知道他們追求甚麼,只是浪費自己的注意力。你們要尊重自己。若你的根輪出現問題,靈量便不會提升,即使升起也要跌落,而且會患上可怕的疾病,變成很可怕的人,男人變成女人,女人變成男人。我從沒有想過人類會變成這樣。格涅沙是不容許這些人得到自覺。有一次我在德國邊境遇到兩個女士,她們的靈發出熱氣,十分嚴重。她們在我面前顫抖,我問她們做甚麼,她們十分自豪說是佛洛依德的信徒,做盡他所說的方法。我沒有給她們自覺。

很多人以為戴上十字架,便是跟隨基督,這完全是錯誤的,十字架不是代表基督,復活才是代表基督。基督復活是要讓你們知道你們也可以復活。復活的意思是靈量提昇,穿越頂輪,仁慈便表現出來,得到復活的人,他的一切罪惡過錯都會被寬恕,是完全的寬恕。我看過很多人迷失,變得十分壞,但當他們得到自覺,靈量提升,便開始整個人轉化過來,變得十分好。

第一個輪穴根輪有四塊花瓣,即是四個神經叢,之上的是靈量的所在,靈量捲曲成三圈半,三圈半是數學系數,我們這樣數這三圈半可數出七個輪穴的位置。三圈半是宇宙組成的一個系數,很多創造物都有這個系數,這是上天的系數。靈量是藏在這個三角骨當中,希臘人稱之為聖骨。當人死了被火化時,這個骨頭燒了很久也未變成灰,他們知道這塊骨頭有神聖的意義,故稱為聖骨。我現在只簡單說每個輪穴的特性,要更詳細的,你們可以聽我的錄音帶。三角骨內的靈量記錄我們一切,我們到過甚麼地方,有過甚麼遭遇,她有我們一切的資料。當靈量提升,你便得到自覺,靈量會從你的手指頭上發出訊號,給你知道你那一個輪穴有問題,要去糾正過來。我看過有些人的靈量受傷十分嚴重,十分熱,完全東歪西倒的病倒了;靈量無法升起,即使升起,也很快會跌下來。主要是因為第一或第二個輪穴受到很嚴重的感染。靈量在這個輪穴之上,這二個輪穴便形成壓力,令靈量振動,如心跳一樣,在這情況下,靈量完全無法提升。

第二個輪穴受破壞,主要是在左脈方面,因為那個人受亡魂附身,或受催眠,有人把亡魂放在他身上。於是輪穴便受到完全破壞,受亡魂附身的人都有這個問題。靈量如何努力也無法提升,除非這個輪穴得到醫治,否則靈量不可能提昇。

第三個輪穴是正道輪,是代表人類的追求,掌管進化的力量。人類能從亞米巴原虫進化成今天,是因為這個輪穴的力量。這個輪穴代表神父親的一面。毫無疑問,神只得一位,這是完全正確的。神不是有很多個。神只得一位,但神有很多方面。好像你可以是醫生、丈夫、父親、兒子,同樣是一個人,但有多重身份。同樣,神也有很多不同的方面,神的不同方面有不同的工作。例如神的第一方面是願望。祂有願望去創造,而這願望的力量是代表靈體的左脈。另一個方面是創造,這方面的力量代表靈體的右脈。神另一方面便是父親的形相,要令祂的創造物進化,變得完美,這便是靈體裡中脈的力量,這是神的三大力量,三大方面。

心輪左部是神的另一方面,永恆的靈(spirit)代表永恆不變,神的這方面從來沒有降世,這個形相是不能降世的,它是永恆的靜觀者,稱為全能的神,在梵文裡稱為Sada
Shiva(最高濕婆神)。祂從沒降世。祂的力量是太初母性力量,是萬物之母,這力量創造一切。萬物之母先創造左脈,然後右脈,再創造中脈,三條經脈代表萬物之母三方面的力量。靈量提升,我們便得到自覺,然後我們會知道這無所不在的力量是一種涼風。但我們的靈仍是靜觀一切,這個靈會給我們喜樂。我們得到自覺,注意力得到啟發。

我們的注意力如何得到啟發?有一次,有一位霎哈嘉瑜伽修習者,她想知道她在遠方的母親的情況。於是她想著母親,手掌這個位置便感到刺痛。我說這個位置代表喉部,她喉部一定有很大的問題。後來她在蘇格蘭與母親通電話,她母親喉部真的患了很嚴重的病,正如我所說的一樣。當我們得到自覺,能與上天聯繫,我是指真實的,不是虛假造作,我們的注意力便產生力量,能夠造就很多事情,但最終是為了愛。但我們甚至不察覺到事情的成就。一般人不知道有上天的力量在我們周圍,這好像我說有一場戲正在上演,沒有人會相信;但若我打開電視機,你就能清楚看到,這是真的。同樣,當你聯繫到總機後,你才感到上天無所不在的力量。你們現在所看到的一切都不是真實,只有你們與上天聯繫,感受到上天的力量,這才是真實。

你擁有了這個力量,你可以問自己,神是否存在?你的手上便感應到很大的涼風。若你問某導師(一個假導師)是否真正的導師,你的手掌會感到刺熱。你與上天建立聯繫,便可用這力量造就很多事情。好像在場的那個人左脈出現問題,我為甚麼會知道呢?因為我在自己裡面知道他的問題。若你得到自覺,你可以將手放近某人身上,你可以感應到他的問題。問題一定會過去的,因為靈量提升,建立了聯繫,生命能量開始從身體處流通。事情就是這樣簡單地發生了。就好像在場的燈光設置,我們看上來十分簡單,很易使用,但我們不知道電力背後的複雜原理。我們的先輩已發明了電力,我們只是開動便可以。

同樣進化的過程是十分複雜。在人類進化的過程中,在靈體中第一個輪穴根輪代表的元素是碳原子(carbon),碳原子是所有有生命東西的組成元素,有碳原子才有生命,跟著繼續進化。第二個輪穴,有光的元素,然後才提升到第三個輪穴,最後到第四個輪穴,進化成人類。第二個輪穴運行的範圍十分重要,是一切創造物的所在。真知輪圍繞左右兩脈。若一個藝術家走近你,你會感到右邊大姆指有脹熱,因為他用真知輪右邊過度,很多演說家,作家等都有這個問題。若那人是心理學家,他走近你,你會感到左邊大姆指有脹熱,心理學不應該給普通人去研究,若你不是一個得到自覺的靈,不要研究心理學。因為你不懂得保護自己。你們知道醫生會帶口罩,以防細菌感染,但一個心理醫生接近心理有問題的人,他立刻會受到感染,他自己還不知道,甚至在精神病院工作,和精神有問題的人在一起,於是整個左脈都出現問題,令人變得抑鬱,癡呆。社會上的怪誕潮流、同性戀、自殺等等都是因為左脈有問題所致,最後是癌症。癌症是左脈出現問題所致,而不是右脈。

右脈活動過度,時常思考計劃,真知輪便要把大腦的脂肪細胞轉化成能量,供你思考計劃。人們總喜歡計劃,天天都去計劃,為甚麼要這樣不斷計劃呢?回家便去計劃要做甚麼?其實不用這樣去計劃,例如要去買車票也要去計劃,就今天去買吧!不用再諸多計劃,因為最後一切都會失敗,你計劃的事情都會失敗。例如你要到一個陌生的地方,但不知道怎樣去,你事先計劃要向右邊行,但右邊並沒有路,你還向右邊行便會跌落陷阱了。靈體的事情也是這樣,比方靈量提升,好像汽車開動走路,停在臍輪處,有人教你唸喉輪的咒語,於是你兩個輪穴都會有問題。其實一切的咒語都是損害喉輪的,若你不是一個與上天建立聯繫,得到自覺的靈,唸誦神祇之名是沒有用的。例如有人唸羅摩(Rama),羅摩是在心輪處的,他這樣唸,心輪便出現問題,會患上哮喘病。很多印度人時常把羅摩掛在口邊去唸誦,都會患上哮喘病,因為羅摩是位於心輪右邊,這裡出現問題是會有哮喘病。因為你沒有和羅摩建立任何聯繫,你不能以他的名去唸,你唸他的名號,要有禮儀,知道自己為何要唸祂的名。比方我不斷唸國家總統的名,我也沒有可能會見到你們的總統。相反,你不斷唸誦羅摩、羅摩,只會引來一些亡魂,他們生前的名字也叫羅摩,於是他以為你在呼叫他來,他便附在你身上,你便會受亡魂附身。事實上,很多這樣唸誦的人都出現這問題,很多是這樣。

右脈過度活躍,也都出現問題,傾向右脈的人都十分自我中心,他們只想到自己。我看到在街上,有很多十分奇怪的人,好像患了精神病一樣,這個國家受到負面力量如此嚴重的侵襲,毀滅不是從外而來,而是從自己內面發生。我老實對你們說,你們不會被外來的國家毀滅,但你們會在自己裡面產生毀滅。你們也可以看到這個毀滅的過程。嚴重的是從印度而來那些可怕的假導師都到了你們的國家去。你們在經濟上、政治上去侵略印度,你們十分自豪;卻不知道印度那些假導師在精神上侵略你們,是在十分微妙的層面上,你們還不知道。你們美國人曾在印度的農業上帶來極大的災害,農作物上寄生的害虫是由你們而來,破壞一大片農作物,大人小孩都害怕被這些害虫侵害。你們便是這樣,以為幫助了別人很大忙,十分自豪,其實甚麼也幫助不到。此之所以美國到處不受歡迎。其實印度人給美國的幫助更大。每次那裡有戰爭,都要派印度兵參戰,印度從不以此張揚。相反美國人卻以為自己十分偉大。我不知道已發展國家為何自我中心到連神也毫無畏懼。很多人都因此而被欺壓。你們生在這個國家,都是特別的人,在美國有最大多數特別的人生下來。你們要改變這個國家,去除所有荒誕的事情,然後一起攜手解決世界性的問題,這些問題連整個宇宙也受到欺壓。

但你們太自以為是,於是假導師便利用你們這個弱點。你們以為一切可以用錢去買,於是假導師便來欺騙你們的金錢,更嚴重的是帶給你負面影響,是無法糾正過來的。你們會因此喪失得到自覺的機會。你們真是一群特別的人,生在美國。因為我已向你們說過,你們生在美國,美國代表喉輪。你們忘記了你們國家的偉人,看林肯,他做了很偉大的事情,我一想到美國,便想到林肯。他是得到自覺的靈,但他的思想都被遺忘了。現在你們要去建立,改變這國家,因為這國家是宇宙的喉輪所在,人類從臍輪進化到喉輪的所在。

這個部位有十大原理,即是十誡,代表十大宗師,例如蘇格拉底。印度的達陀陀哩耶(Guru
Dattatreya)是那個本質降生成人類的宗師,成為蘇格拉底,老子,現在還有穆罕默德,拿納克,賽乃夫等。他們在此都代表宗師的原理,是世上宗教的代表。宗教是養育的意思,代表人類的十個原子價,即十種性質,就如這個物件有它的原子價,幻海的地方也是這樣。狗不知道何謂對錯,甚麼是暴力,非暴力,人卻知道。這個性質是由此十大宗師作代表,達陀陀哩耶基本上降世十次,但其間也有很多宗師降世,他們都是得到自覺的靈。例如施洗約翰,他是真的去施洗,不是今日假的施洗,因為他是得到自覺的靈,只有得到自覺的靈才可以真的施洗。你們的幻海也有這個導師的特質。當靈量上升,你們這個特質便會被喚醒,你便成為自己的導師。但如果你左脈有問題,你極端受人宰制,你很可能拜假導師。若你是在右脈,你就變得太狂妄自大,即使有真正的導師在你面前,你也不會接受。除非你的左、右脈得到清潔,否則你便沒有此特質。像那人左脈有問題,幻海出現問題,你的手掌心周圍便會感到刺熱脹痛,這代表那人曾跟隨過一些假導師。若你跟隨的是真正的導師,真正得到自覺的導師,你便會在中脈處,靈量立即可以提升,他不會傷害你的身體,破壞你的能量系統或灌輸錯誤的思想。真正的導師會花很大的努力去建立你的幻海。故此摩西、亞伯拉罕這些真正的導師,他們叫人不要飲酒。因為酒精會傷害肝臟,但基督並沒有提到此點,因為基督是在額輪處,他提到窄門,要進入並不容易,因此不同的降世神祇,在不同時代,有不同的面相。而亞伯拉罕等宗師是導師原理的代表,在幻海處教導人們如何過合乎正道的生活,如何平衡自己。

在這幻海中,臍輪的左右兩脈均有細分的輪穴,右邊代表太陽,左邊代表月亮。傾向臍輪右面的人代表太陽的一方面,那人只關心未來,不斷思考,只為未來計劃,或十分關心自己身體狀況,但卻忽略自己的靈,忽略情感,那人不斷思考,要做苦行者、禁慾者,放棄甚麼甚麼的,最後只會喪失自己的頭腦,而且在臍輪右面產生很多熱力,那熱力擴散,傷及肝臟。

肝臟是人類一個十分特別的器官。很多人肝臟出現問題也不知道。但練習霎哈嘉瑜伽的人便立刻知道肝臟出現問題,肝臟的功能十分重要,肝臟是掌管一個人的注意力,若那人肝臟不好,注意力便不好。他會時常感到煩躁不安,諸多不滿,愁眉不展,自己都不能控制自己,不知道自己為甚麼情緒會變得這樣。故此一定要把肝臟好好照顧。

第二個能量中心,真知輪,即創造之神梵天婆羅摩(Brahmadeva)的所在,若那人不斷思考,工作過度,這個輪穴要不斷發出能量應付那人的思考活動,便再沒有能量去照顧幻海處的肝臟,脾臟,胰臟,腎臟,於是這些內臟完全被忽略,便出現問題。因此過度思考的人通常都會患上糖尿病。霎哈嘉瑜伽能醫治糖尿病。很多這些內臟的疾病都是由於過度思考所致。過度思考的人傾向右邊,個性會變得十分枯乾,完全沒有感情,因為他的左脈是在沉睡的狀態。好像有些人對我說:「母親,我想我已變成聖人了,因為我已變得完全沒有情緒,沒有感情,任何東西我也不為所動。」其實聖人不會是這樣的,你們不知道聖人的情感是如何豐富,他是充滿感情的。若有人說他沒有情感,那人就不是聖人,那人就變得一無是處,那人便不是人了,就如像動物一般沒有情感。分別在於一般人若自己身體某處感受痛苦,便十分不愉快,但聖人,不是自己感到痛苦,而是看到其他人感到痛苦,他便受不了。他看見了,眼裡會發出憐憫之心,你會稀奇他的愛心是如何的巨大。相反,有些人卻兇殘成性,虐待和迫害聖人;他們毫無感情,做事十分能幹,只知去傷害別人。聖人卻十分有尊嚴,充滿愛,眼睛像小孩般溫柔,這可從聖人,即得到自覺的靈的人那裡看出。吃甚麼,穿甚麼,聖人是不會關心的,他只關心別人的福祉,如何幫助歷世的追求者得到自覺,他關心上天的工作,而不是世俗的事情,他希望別人一樣有愛心,教導他們多愛護妻子兒女。

在社會上,有很多地位很高的人,他們是甚麼甚麼的事務大臣,好像社會上沒有了他們就不得了,但那些人很多都是心輪出現問題,患上心臟病及諸如此類的疾病。那些人的問題主要是在大腦中,「自我」那部分出現問題,於是便會患上癱瘓症,或變得毫無感情。人類的腦子生下來是自然平衡的,但若那人的腦子裡只想著成就,只去思想奪取更多,去滿足自己的目標,於是你的心便完蛋了。相反,若你十分傾向左邊,終日只顧以淚洗面,總是傷感,緬懷過去,你用你的心太多,腦子便完蛋了。故此患精神病的人,心臟是沒有問題的,他們只用上自己的心,卻沒有用腦,他們的腦子出現問題,他們沒有腦筋。因此佛陀說要達到平衡,不能偏於某一面。

在幻海的位置,若那人十分未來取向,只計劃將來,他便會被拋出幻海,走到極端,進入超意識去,右邊傾向最極端的例子便是希特勒,他完全是在極右邊,連接到集體超意識,他能吸引群眾,是因為群眾被那集體超意識所吸引,他向群眾演說,說甚麼看似偉大卻荒唐的說話,他說:「我們是日耳曼民族,如何高等的民族,如何偉大,我們要去殺掉其他的人」,而群眾竟相信他的說話,好像著了魔一樣。那時的群眾是集體地被亡魂附身。現在他們都不明白為甚麼他們會這樣做,他們都是年青有為的人,很好的人,但突然間會變成這樣,這是在幻海處走向極端右脈的例子,使人變得異常狂熱及偏激,他們會自以為是,不會接受別人的說話,這是整個集體走向狂熱主義的例子。美國人也有嘗試過集體狂熱的經驗,變成極端狂熱的人,他們就是被鬼魂附了身,那些狂熱的人,例如路德會、五旬節會,他們都是完全被鬼附身的人。這些人可以是極端傾向右邊,或極端傾向左邊。例如食迷幻藥LSD是走向極右邊的,因為服食了的人會看到光,看到幻象,這是走進超意識境界。走向左邊的人,會變得十分悲觀,抑鬱,終日流淚哭泣,再極端的便會被鬼附身,極左邊的人會受很大的痛苦,因為他們總是傷害自己。走向極右邊的人,他們只會傷害別人,因為右脈是連接自我(Ego)的,而左脈是連接超我(Superego)。故此在社會上,左脈傾向的人都是十分循規導矩,不會給社會帶來麻煩,他們只會煩擾自己,而右邊傾向的人,便會給別人帶來種種煩擾,他們十分自我,說話行為總是去傷害別人,損人利己。但這些人在社會上會十分成功,極端的例子就是希特勒。但最後他們會自我毀滅,歷史會揭發他們的罪行,人們會以他為恥辱。

好像有一位法國的霎哈嘉瑜伽修習者對我說:「若我是拿破崙,不要告訴我,由得我自己毀滅吧!」我問他是甚麼,他說他得到自覺後,自我膨脹得很大,如同一個大氣球在頭上搖擺,會隨時跌下來。「如果我變成了拿破崙,不要告訴我,讓我自殺死了吧!」。法國人用拿破崙這個名字代表那人好虐待他人。自我傾向的人會過份守規律,可以不喝酒不吸煙,走路筆直一般,但其實一無是處。走向左邊的人會酗酒,生活頹廢,酒徒都是走向左脈的人,摧毀自己的生命,因為他們被亡魂附身了。

有一次我的丈夫對我說,有一位女士酗酒,會一口氣喝光一大樽酒,於是我問那女士是否真的,她說是,我在她面前做一個靈體保護,看到在她身後有一個巨大可怕的亡魂,是一個身裁高大的男人,那女士說:「你看到了他,是他要我喝酒的。」因為那女士走向極左,故能看到亡魂幽靈的活動。而走向極右的人,會終日計劃,想著的總是將來。有一次有位女士給我看一張相片,是某團體組織的相片,可看到在相片中拍出來的那人變成一個古老的英國王帝的臉孔,十分可怕。感謝上天,這個組織也不再被承認,若你將這張相片放在家中,你便會感到很壞的能量,而且相片中的亡魂可以附上你的身上。有一次,我看電影,說某人被梵谷附了身,你們知道梵谷是很出名的畫家,那人的畫畫得像梵谷的一樣,他就是梵谷。被鬼附了的人,可以是極左,也可以是極右,有些藝術家是極右的,但也視乎生命能量顯示那邊有問題。

故此幻海的導師原理,或十誡,是要人持守中脈,只有在中脈處靈量才可提昇;人類在進化過程中,才可有進步。走向左邊或右邊都是不能做到的。這就是宗教的目的,是要我們持守中脈,但現在宗教都變成狂熱主義,一無是處,他們只製造性慾、暴力。降世的神祇都是同出一源,不會互相攻擊。耶穌說得很清楚:「那些不是反對我的,便是支持我的」,但沒有人聽他們,他們還承受生活上的波折。歷代的宗師、降世聖人都表現同一的生命,例如蘇格拉底,或到現在,近一百年前在印度的賽乃夫,沒有人聽他們的說話,還有一小群人聽我說話,但賽乃夫只得三、四個門徒。相反那些假導師催眠群眾,成千上萬的人跟從他們,導師給他們紅色,他們全都變得狂熱起來。神的自覺是否這樣,這是否靈性呢?你們不是要變成瘋子,你們得到自覺,是要你們清醒,明白所發生的一切;你的思想受到啟示,知道要與永恆的靈合一,成為純潔的靈;知道自己成為聖人,該如何生活,負上甚麼責任。美國人的責任是十分偉大的,因為美國代表喉輪。好像在澳洲,那裡的人十分純真有智慧,因為澳洲是代表根輪,在靈體最底下,是純真和智慧的所在。每一次的公開講座都坐滿了人,而且在電台廣播中很多人都得到自覺。在澳洲,有七個城市已建立了霎哈嘉瑜伽中心,澳洲人就好像在印度鄉村裡的人一樣有智慧。而美國是喉輪的所在,有十六塊花瓣,代表靜觀萬物者。明天我會詳細講述喉輪,及以下的輪穴_____心輪。多謝你們。願神賜福你們。

你們現在有甚麼問題,可以發問。

問題一:為甚麼有些人傾向左邊,有些人傾向右邊,有些人卻在中脈處?

答:人類是由三態(Gunas)組成的,即左、中、右三個力量,如果一個人是有巨大的願望力,比較感性、情緒化,他便是傾向左邊。如果一個人野心比較大,他便在右邊。若一個人介乎兩者之間,他便在中脈。三態的力量是表現於個人的性格取向。造成不同取向的原因有很多,是各種原因組合而成的,例如那人的背景、過往所做的事、教育、父母養育,等造成三態的不同組合,會使那人有不同的傾向,於是當事情發生時,他會容易走向左,或走向右。若有時間,我會更詳細說明有關三態。

問題二:你能否幫助患精神病的人,去平衡左、右兩脈?

答:當然可以,我正去幫助,我來到這裡就是要幫助他人。

問:精神分裂症又如何?

答:當然可以,毫無疑問。我希望美國人不要像他們一樣,變成精神分裂,我丈夫對我說不要接觸任何人,不然你就會好像他們一樣。但我是可以幫助他們的,毫無疑問。

問:我可以學習醫治他們的方法嗎?

答:當然可以。但首先你自己會變得很好,很強壯,只用我的相片也可以幫助他們。

問題三:你過去有沒有導師?

答:沒有。我是天生這樣的。

問題四:你走了以後,會否在紐約繼續教授靜坐方法呢?

答:有的。負責的人今天不在,他會提供地方給你們學習。在倫敦及澳洲來的霎哈嘉瑜伽修習者會來教你們的,他們可提供住宅作場地,因為霎哈嘉是免費的,一切都要自己組織起來。在坐中的Christine是練習了很久的霎哈嘉瑜伽修習者,她可以幫助你們;還有從費城來的修習者,也可以幫助你們。若你們願意,明年可以再來一次。你們也可以一起到印度來,在甚麼時候可以到印度?﹝主持:十二月。﹞你們可以十二月到印度來,大約是45至50天的活動,所有修習者一起旅行到印度的鄉村,練習霎哈嘉瑜伽及學習如何使別人得到自覺。你們只需付出食物及旅途的費用,十分便宜,食物也安排得很好,很便宜。上年是三磅一天,今年是四磅一天。一切都會安排好,你們會到印度的不同村落去。在簡單的鄉村裡去練習霎哈嘉瑜伽,這是很好的,在美國的環境,有很多生活上的騷擾。

主持:母親,我想很多人都想知道怎樣去練習霎哈嘉瑜伽,得到自覺後,你離開後,他們要怎樣去練習。

答:首先你們要學習如何保護自己的氣場,就好像在場的那個人,他的氣場受騷擾,你們的氣場也同樣受騷擾,故要學習如何保護自己,如何提昇靈量。我給你們自覺後,跟著便教你們怎樣做,好嗎?

問:你認為神的創造物會否迷失?

答:或會。神的創造物人類若不得到救贖便會迷失,故神要去救贖,使人不致迷失。為何那裡會有醉酒的人來到?

問:你認為神是否創造物的一部分,或神是創造以外的?

答:這個問題十分大及深入,有關神是甚麼?創造是甚麼?人類如何被創造?這些問題不是在這裡以五分鐘便能解答出來,這是很好的問題,我以後會給你們答案的,但首先你們要得到光,之後你便會了解這些問題。

問:Sahaja(霎哈嘉)的意思是甚麼?

答:Saha即出生,ja即同在,意思是你們與生俱來的,自然而然的生命過程,一切有生命的東西都是自然而生的,事情是自然而發的,sponteneous的意思就是生命的過程,自然而發生的過程。Sahaja
Yoga(霎哈嘉瑜伽)到了現在的階段是Maha
Yoga,即能大規模地令人得到自覺,以往只有一人得到自覺,然後再傳給另一個人。但現在,霎哈嘉瑜伽卻可令一大群人得到自覺,Sahaja
Yoga到了成熟的階段便成為偉大的瑜伽(Maha
Yoga),Maha
Yoga是偉大的意思。

It works en-masse. Before it used to work in one person, […]

公开讲座顶轮 Sydney (Australia)

公开讲座顶轮
那天我告诉你们 关于基督的能量中心和锡吕克里希纳的中心以及他们之间的关系我们体内最后的 也是最重要的能量中心是顶轮 是一个边缘区域当你进入它 你变得无思虑的觉醒这个区域 通过灵量来进入通过基督的能量中心通过基督的大门 这也是为什么有记载你们必须 通过他来进入但并不是某人说 我就是基督或宣称我信奉基督 和基督教不是这种方式 基督存在于我们之内当灵量升起如果在此轮穴停止你必须念诵他的名号不是由其他未得自觉的人而是获得自觉的人 唱诵他的名号只有当灵量 穿过基督的轮穴那是门户 那就是他说的大门那时你便进入了 神的国度你们继承神的国度那是你们父的天国这就是你们必须继承的但是现在最重要的是 最后一个轮穴–顶轮当你有这一个又一个的七个轮穴这些能量中心确实是我们谈论过的 神祇的宝座宝座在大脑中它们的光环围绕着心脏但是实际上它们 是在我们叫做Sthanas的地方沉睡着因此 你可以用三种方式理解它第一,在大脑中 有七个能量中心的宝座它们的光环落在心脏上它们位于能量中心唤醒灵量的第一个阶段只有这些神得以唤醒那意味着当你唱赞歌 或你呼唤他们的名字他们做出反应 在这个意义上他们打开轮穴你能够感受到它 你能够用你的眼睛清楚地看到灵量升起 并穿过这些轮穴然后 当你有了更多的成长这些神祇离开他们的所在的 能量中心的位置 来到他们的宝座之上甚至是灵 它位于心脏的位置它升起来到这里囱门骨区所在的地方 这里是心脏心能量中心的宝座 心轮打开来到那里但是这是在 更晚些时候的状态这个状态是在更晚些时候 我们可以说它是你头脑在很久以后的状态你进入那个速度之中你只是到达这样的状态这是一项成就它不可能是来自某人的假证书或者某人说这是在 书中所描写过的没有这样的计算它必须以它自己 活生生的方式得以成熟你自己也将会知道你已得到完全的自觉你得到的第一件事 是无思虑的意识通过它你穿越基督的门你可以治愈别人 你可以提升灵量你也可能可以 给予其他人自觉但是你仍然 有可能会跌落假设某个人他带着负面能量 和狂热来到这里他可能会包围你 你可能会下降第二个阶段 被称作无疑惑的意识如果你升进到这个阶段 你了无疑惑你不会下降 可能你的灵量来了又走了并且有时候你感到被感染 这没有关系但是在这之后你对你自己你的成就 和你的自觉如此确定 你从不下降但是最后一个 是最重要的事情在这个阶段许多 霎哈嘉瑜伽士也会动摇那就是整合比如说 一个人出生时是个基督徒他的出生他可以出生时是印度徒 他可以在出生时 是任何宗教教徒他可能生为穆斯林我见过一位狂热的穆斯林像穆斯林一样 若他是狂热分子他出生为一位 狂热的印度教徒或者一位狂热的基督徒他们都是狂热者他们熟练地跳 从一个秋千到另一个秋千摆动他会手持可兰经这人会手持圣经 而另一人会手持薄伽梵歌三人都在争斗他说我是正确的 他说我是正确的 而另一人说我是正确的那么什么是权威呢甚至对于这些书籍人们会问 什么是圣经的权威什么是薄伽梵歌的权威而什么是可兰经的权威呢他们会问什么 是旧约的权威呢如果人们质疑权威性 回答是什么呢你可以问什么是我的权威呢你应该问这个问题开始时人们确实 问什么是我的权威我的权力就是给你们自觉你们问 母亲你是权威么你获得生命能量这就是我的权力这样你会明白为何圣经是对的 古兰经是对的、薄伽梵歌是对的因为我们视野局限如果他们生为基督徒 那么就会固守它如果你是天主教 你会变成新教徒如果你是新教徒 你会变成耶稣第七天复活论者 五旬节派这个那个,重生 这个或那个荒唐的事我们最终形成了 基督教的宗谱从一种疯狂变成另一种疯狂 什么也没得到相信着 某种理论上的东西例如七天复活论我无法理解这些理论和 这些事情不能给予你活生生的经验这种经验是超越理性 超越思维是一种洗礼 是这个词的真正意思你在手中获得凉风 是圣洁的灵但是我们想玩把戏 以我们狭隘的视野基督是一个例子基督是绝对的 我告诉过你们他是Pranava Omkara 所有一切都在那毫无疑问当他出生时有各种迹象 各种事情除此之外 有一位国王想杀他看看这些负面 没有知识分子接受他没有一个官僚接受他没有一个 受过教育的人接受他他不得不祈求这些非常普通的平凡的像渔夫这样的人 来成为他的门徒看这个情形这些可怕的人 只允许他活4年他们可能在今天 作为基督徒出生他们可能说 我们是基督徒这是为什么耶稣基督说 我将不会承认你们他们可能是那些将耶稣基督 钉在十字架上的人现在他们通过否认这活生生 上帝的活生生的力量而再次将耶稣钉在十字架上4年现在,在4年里 你们能做什么我告诉你们,4年 我带着我所有的力量 挣扎于给伦敦6个嬉皮士以自觉耶稣从没想过给予自觉因为他认为首先他们的大脑 甚至不能理解什么是自觉无论他说什么他说的都非常精确和深入如果任何事情是狭窄的 那么它必须是深入的这些进入不了 那些人的脑子里去这些人只听从说教和演讲以及看书听从于一些 大理论构建的东西只有当你得到 自觉时这才成为可能当你得到集体意识 当你受到洗礼这时你才能看清 他谈论的是什么在自觉之前 这只是思维上的活动争吵、战斗 以人工化的事物为食你还准备像这样行事多久你的祖先这样做过 其他的祖先这样做过祖先的祖先也这样做现在对你而言难道不是一个看见 新时代来临的时候吗你打算失去什么你成立组织一个个的错误这里应该有一些真诚只是从早到晚不断地谈论我告诉你,你将不会得到 有关于基督的任何知识基督教的这种狭隘的眼光杀死了基督和基督教犹太教的狭隘的眼光杀死了摩西和亚伯拉罕Krishna宗教的狭隘眼光以及所有这些人的 狭隘眼光杀死了他们他们在这些宗教之中死去了 你的孩子将会向你挑战他们将会问你你一辈子都做了 什么些愚蠢的事啊他们将会问你 为什么你要这么做你能给出任何答案吗为了这点,一个人 必须要明白我们已经找到了 我们的至高无上你要对你自己真诚 你找到了你的至高无上了吗我们还没有找寻到 我们的至高无上这是你们必须要去寻找的你需要得到重生 不是说你要给自己证书说我重生了 我见过许多人我重生了,真的吗 你何出此言你能感觉到 他人的轮穴吗你有集体意识吗 你能感觉到自己轮穴的状况吗你确定你自己发生了转变没有转变然后你置于犹太人以及非常狂热的人之中穆斯林甚至失去了对上帝的慈悲和怜悯的认同这是如此可悲的状态在这种可悲的状态 和混乱中必须要有整合的力量这个整合的力量 就是你的灵整合在这第七个轮穴 也就是顶轮中发生所有7个能量中心都在那儿所有的能量中心都是并列的 且息息相关的这就是为什么在第七个轮穴 你才能得到你的自觉他不允许其中的 任何一个人去谈论它的任何事如果他们尝试说任何事情 你拿出来书本噢你看这本书写了它是这样写的 是如此这般被描述的举个例子 当耶稣出生的时候有人说一个小孩将在 一个女孩中出生kanya 在梵文中这是kanya现在在英国 有一个关于它的辩论我猜可能是犹太人发起的 我不知道是谁开始的也可能是穆斯林上帝才知道 他们钻到细节里试图找出 它不是说耶稣会生于童贞女而是说耶稣 会生于一个女孩之中所以一个霎哈嘉修行者 写了一封友好的信给他们当然是在我的指导下信里面说在耶稣出生的年代 甚至在那之前这个预言就已经有了 并且在那个时候一个女孩就意味着是童贞女那不是在现代一个女人离婚了十次八次一个80岁年龄的人还可以被叫做 我的女孩这是愚蠢的现代一个女孩和一个妇女之间 没有什么区别在耶稣的时代 一个女孩意味着即使是在印度的今天 kanya也是童贞女的意思女孩意味着童贞女 这是一回事所有类似的事情发生着违背着耶稣或摩西 或穆罕默德我是说这只是忙于彼此之间进行反对 这就是他们正在做的根据他们他们所说的真理是什么 他们找寻到了什么首要的 他们能够治愈癌症吗让我们看 让我们有这个挑战他们能给予任何人以平安吗 他们是平安的吗他们是否能够克服 他们邪淫的眼睛有任何转变吗没有所以接受它 对你自己真诚你没有权利欺骗你自己 或其他任何事情如果你被施催眠术唤醒你自己站起来找到 什么是最好的纯粹的而且是唯一 一件你需要找寻的事就是你的灵你的灵居住 在心脏的位置它是全能上帝的反应它享受它自身它是世界的旁观者 带着它的力量圣灵的力量它守候着你它是命运的知者它知道你正在做什么你渴望些什么你正在犯下什么错它在很大的程度上去原谅、原谅、原谅原谅是灵的素质之一它原谅你并且它将会做到它会回来但是当你走得太远如果你太关注 你的物质存在或者你的心理存在如果你试图思考太多灵会表示不满意然后你得了心脏病心脏病通过灵的不满意而到来如果灵对你感到生气 你心脏病发作这意味着 你忽略了你的灵你对不重要的事情关注太多你对不重要的事情 照顾得太多你不关心你自己,不关心灵 不关心你的追寻即使你迷失了迷失在阅读一些书籍拿出一些东西 用心记着它们与别人辩论等狂热的行为中用所有的真心和好意 做这些事情但是你也会心脏病发作心脏是非常重要的有时候它会通过让你局部瘫痪 来给你第一次警告因为在心脏中灵产生忿怒 这个忿怒产生一个凝块当这个凝块走到 脑中的时候你得了局部瘫痪所以你就不能再走动了你的注意力放在灵上然后你开始思考上帝思考所有的事情可能然后如果你来到霎哈嘉瑜伽 你得到痊愈因为再次地 你的灵原谅你我们对灵性太随便了上帝给予了你自由 这是真的并且他无论如何 也不会拿走你的自由你有完全的自由去决定是走向天堂还是走向地狱他是不会强迫你的别人可以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向你解释 告诉你这是条通向地狱的道路即使之后你想要走向地狱谁能够对这做什么甚至上帝 他一点也不想挑战你的自由他不想以任何方式让你束缚于他 就像一些人那样约束就是约束 没有理解但是他希望 你完全得到解放所以第一个阶段你必须 通过你自己对自由的选择来选择你的解放在某种程度上 在你们成为人类之前你没有选择但是当你变成人类之后你可以有所选择 因为你可以在你自己的自由中很好地发展出明白什么 是对什么是错的能力以便于当人们是自由的然后在他们自己的 荣耀和自由中选择了对的事物 你便可以进入上帝的国这只是我们常常将自由 混淆于我们的自我的一个小点举个例子,现在这个大厅是在这里 我在演讲一个人从外面走进来他曾经逐步创建了一个组织然后他认为他正在做 这个世界中最伟大的工作他来到这儿 带着自我的状态坐下然后问我一个又一个的问题 一个又一个问题 接二连三的问题都不让别的人讲话了把我所有的时间 都占用在他一人身上就好像这个大厅是他订的 所有的观众都是由他聚集的一样他至少打扰到能看到这是自我在工作所以我们不应该将自由和自我混淆这是我必须给予你的劝告尝试将自我 从你的自由中分辨出来当你被自我束缚 你成为自我的奴隶当你被超我束缚你是你的超我 和条件制约的奴隶举个例子 你出生于基督教家庭 你是基督教徒你就永远被基督教束缚着好吧,你是基督教徒但是有什么真正的基督教 在你的内在吗得到重生这个词的 真正意义是什么所以你被这些事情奴役 这里没有自由灵是那个自由 灵是自由的它在我们内在它是超然的它不能被杀害它不能被吹散它不能被烧毁这是永恒的喜乐 是永恒的灵是喜悦灵是喜乐的源泉它散发出喜乐喜乐不同于快乐 或是不快乐自我被纵容时 便觉得快乐我喜欢这样 我喜欢这样这个–我是自我得到了满足这不是喜乐 因为你今天想喝酒明天却不想头痛喜欢与不喜欢是 二元对立的你因为自我而喜欢 因为超我而讨厌所以这是 同一事物的两面这两面,一面是快乐 一面是不快乐喜乐是超越其之上的 喜乐是一出戏剧先知是见证者 你看戏时知道这是在演一出戏你只是在静观这出戏剧 不会陷入其中自拔你享受这出戏剧你看到某些场景会哭 会流泪但你知道这是一出戏剧先知是见证者你的灵便是旁观见证者当你成为灵时你便可以旁观见证你会成为旁观见证者就好像你是在透过窗户看就像是它们只存在于窗外而你在屋里透过窗子向外看制约就好像 是你的一个念头产生它来自于过去它再次升起来 另外一个想法也出现然后成为过去首先过去的想法在那儿然后另外一个未来的想法 也在那儿,它消失了你看见想法升起 但是你看不到这个想法的消失两个想法之间的空隙就是当下这是当下所处的位置当你的注意力被灵所启发当下就会建立你不是思考着未来 就是思考着过去但是我说现在 在此时此刻,在当下你不能保持在当下是因为你的灵 没有受到启发因为灵就是当下当你得到自觉你发现你不会 思考将来或过去你只是享受每件事情都变得不同整个生活变成一场戏剧置于戏剧之外的喜乐 开始产生你真正享受每处的小事你真正理解了在自觉之前 你失去了多少的喜乐这不是心理作用 给你了多少喜乐而是喜乐就像这样 一样从你的头部倾盆而降凉风开始倾泻就像一些人的紧张不安的 感觉升起时一样的感觉一种凉凉的感觉你在你的整个身体 感觉到喜乐之流倾泻而下有时候这凉风从头部升起然后变得就像泉水一样 将喜乐洒满你的全身你看这些图片 它们是摩西之星的示例你看这个大卫星当你看着它 而不是去思考它或只是注视着它注视着它,不要思考创造的喜乐整个事情变得 与你完全合一就像湖泊的创造如果这个湖泊 没有涟漪的话这创造的喜乐 可以被湖泊完全地感知完全地 同样的,所有的喜乐造物者,不管它是谁 它都放置在这儿你在内在得到完全的喜乐 因为没有思虑没有障碍,没有制约所有的事情变得与你合一你开始感觉到极端的幸福极端的快乐这种感觉难以形容只是去享受它去感受它 就像卡比尔问过的你为什么现在不说点什么 所以他用印地语表述他是一位了不起的诗人他说 Jab mast huye to kya huye当我们进入到 灵的狂喜的甘露中我们能说些什么 无法言语没有一个杯子能盛满这喜悦没有语言可以将其意义穷尽你最好与我在一起 得到这喜悦并享受你自己这是他能够说的全部这就是我说的 狭隘的眼光将你们的视野 局限在这么多的事情上即使基督你们也不能理解关于耶稣基督的事情 在女神颂中有描写 关于摩诃毗湿奴以及他所有的生活都有被描述 如果你读它你将能够找到在他来到这个世上之前他是怎样被创造的 他被赋予了什么力量他是怎样的儿子 所有这些都有被书写但是对我们而言 你只认为圣经才是权威它确实是 但是即使是理解圣经就像我告诉你们的 要理解薄伽梵歌 你最好得到自觉同样的,要理解圣经你也必须得到自觉关于耶稣有描写到他从未上过学他们中没有一个人曾上过学这辈子第一次 我学习了这个英文语言在我之前的任何一世 我从未了解这个语言因为我知道 我必须对你们讲话我必须用英文这种语言 告诉你们关于灵的事情但是要理解它 我们必须要阅读古经文美丽的古老的经文描述了灵的本质古经文中描述了灵的三种特质 Sat Chit Ananda存在,意识,喜乐 Sat的意思是真理Chit是指注意力Anand是喜乐Sat是真理 那么什么是真理如果你看见什么东西是白的 这是真理,那么好但是这个披肩的真理是什么一个觉醒的灵能够知道而不是你 因为觉醒的灵是受到启发的他看到这个披肩的第五个向度让他把披肩放在他手上 他就会知道这是母亲的披肩立刻地他将会感到到来自 这件披肩的清凉的生命能量他将会知道这是母亲的披肩这是真理我们知道的有4个向度它们不是真理,但是第五个向度 它是真理,它就是灵坐在这儿你能发现任何人他正在从他的问题中 承受怎样的痛苦他的轮穴怎样 这是绝对的这个知识是绝对的如果你有5个 或者10个自觉的小孩如果你蒙住他们的眼睛问他们某个病人的状况这个病人正在遭受着什么 他们都会举起他们的手指这根或这根或者所有手指无论是哪一种情况他们所有人 都会举起同一根手指这是绝对的知识没有争论它不能被驳倒它是如其所如的今天这个人可能有这些问题明天他可能 又没有了这些问题这样的话无论 问题是什么都完结了这些小孩会告诉你 今天你有的任何问题这是真理其余剩下的都是幻象 都是虚幻我曾经在去克什米尔的路上开车经过一个非常偏僻的角落突然我感到空气中 有巨大的生命能量我问司机这个附近有庙宇什么的吗因为克什米尔有许多的 庙宇散发着生命能量如此之多的事物 从大地之母之处走出来如同在十诫中所说过的你们不应任何来自大地之母的东西不应进行复制和崇拜在克什米尔有许多这样的庙宇所以我问司机,司机说 没有,这里没有庙宇没有印度人居住在这片区域但是我仍然感受到 极大的生命能量所以我丈夫告诉司机,好吧 让我们走她说的那条道所以,我们行进了约3英里然后我们到达了一个穆斯林的聚居地当我们问 这里是否有庙宇他说,没有 但是这里有一个伟大的清真寺是什么样的清真寺 它叫做Hazrat Iqubal意思是说 Hazrat Mohammad Sahib的一根头发在那儿即使现在提到他的名字 生命能量都开始流动我们怎能否定他他是真理灵不会否认是那些谎言才会 否认所有这些真实的人是灵是灵给予你真理 它整合了所有的真理并摒弃了所有的不真实这就是为什么你必须成为灵在你成为灵之前 任何人跟你谈论上帝谈论任何事情 他们甚至可以把你钉在十字架上他们是如此愚蠢愚昧的人他们什么也做不了 他们会与你争论他们会跟你打架 他们会做尽各类愚蠢的事情但他们就是不能理解你这就是为什么 我的父亲告诉我你必须找到一种方法通过它你可以 给与许多人以自觉这样他们才能够 看到许多超越的事他们都是站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