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蒂瑪崇拜 Mövenpick Hotel Istanbul, Istanbul (Turkey)

法蒂瑪崇拜
1993年5月18日 土耳其 伊斯坦布爾
可以吧,我希望你們都能聽到我的話,聽到嗎?或許坐前一點 。
今天十分高興,我們全都在土耳其慶祝法蒂瑪崇拜。你也知道她的事蹟,她是穆罕默德的女兒,嫁給阿拉(Ali), 她有兩個孩子,哈桑(Hassan)和侯賽因(Hussein) ,他們最後都是在卡爾巴拉 (Karbala, 伊拉克城市) 被狂熱份子殺死,那時的狂熱份子稱自己為Sunnis ,這些事件全因狂熱主義而起,狂熱令人常常以為自己在做正確的事情。他們有權憤怒,有權去說服另一個黨派,另一個人。這種狂熱主義由來已久,不是新事物,很明顯,世界現在主要的問題是狂熱主義。
法蒂瑪失去她兩個孩子,她是古哈拉希什米的化身,在我們的左臍輪,所有與脾臟有關的疾病,所有與左臍輪有關的問題,只能由法蒂瑪來糾正。所以你要讓法蒂瑪在你內在保持覺醒。我們現在身處伊斯蘭的文化裡,我們可以說土耳其是伊斯蘭文化。在伊斯蘭文化,家庭主婦的地位是十分,十分重要。
在穆罕默德的時代,部族之間有鬥爭、戰鬥、戰爭,因此,很多年青人被殺,只有年紀頗大的人活下來,也有很多婦女,這就是為何穆罕默德說:“你可以娶四個、五個妻子,但你不能容許他們不結婚或有婚外情,這樣會令伊斯蘭,伊斯蘭教大大的衰落。”祂知道,除非婦女保持絕對的貞潔,絕對的純潔,不然不可能有上天的國度。梵文中有這樣的說法 :“Yatra narya pujyante tatra ramante devata”,意思是“那個地方的婦女受尊重,受敬拜”,—她們配得上受敬拜不是要敬拜她們,而是她們值得受尊重—“那個地方才有上天的國度。”
婦女有太多太多責任,從法蒂瑪的一生,我們要知道她從沒離開她的家,她仍然是位家庭主婦,她養育教導她的兩個孩子,要與狂熱主義抗爭。她丈夫也在那裡。作為家庭主婦,雖然她在家中,卻能以這種方式顯示她是那麼有力量,雖然她看來只像位母親,她卻是何等有力量!
這些日子,新的想法浮現,男人也和女人一樣都是十分令人難受和富有侵略性。因此,我們發現對男人有很大的對立,男女之間出現很大的不和裂痕,男人也變得放蕩,走上邪路,找壞女人,好的女人就想:“為何我們不也這樣做?”她們開始做不應做的錯事,整個社會就是這樣崩潰了。
現在,男人負責政治,經濟,也管治國家,而婦女則負責社會。不管她是在家裡還是在外面,不管在家裡工作還是在外面工作,她要對維持社會負起責任 。有時看來她好支配,她的丈夫支配她,丈夫的家庭支配她,提升社會的層次卻是要依靠婦女的品質—-不單層次,她在家裡也受尊重,家庭主婦是很重要的角色,或許我們從沒有意識到她的重要性。
現在我們看到這裡有那麼多光,電力在運作,電力的源頭在哪裡?它是否比這些光重要得多?所以男人是微不足道,我們可以說,男人是活躍的力量,而女人則是家裡潛在的力量。這些日子情況變得很有趣 ,當我到義大利,我很詫異女人怎能那麼下賤。她們想吸引每個男人,有這個需要嗎?男人也在做這種毫無喜樂的追逐,女人讓自己變得絕對下賤。這種下賤不會帶給她們任何力量或喜樂。我知道有人因為男人怎樣待她而感到很不開心。你必須有自己的個性,要瞭解自己是個女人,你是shakti(力量), 沒有人能壓制shakti ,若你不能保持自己的個性或貞操,你就不能完成實現你人生的目標 。你的人生目標是給你的兒子、你的丈夫力量 ,女人要帶給社會力量。
我也是女人,你也知道,我也擁有家庭 。儘管我擁有所有力量,我從來沒有向他們展示我擁有這些力量。我常常聽我丈夫的話 ,遵從他的想法,雖然有時他的想法是很不合情理。他也是來自伊斯蘭取向的社會,但對我而言,這只是個玩笑,因為我想:“他像個孩子,我要對他有耐性。”他常常說,因為我的力量,他才能賺取人生的一切,總是在別人面前這樣說,我不知道為什麼他這樣說,但我肯定他十分滿意我的婚姻生活,我從沒像其他人那樣控制丈夫,要與他鬥爭,我們要有權這樣做。我們的權力是內在的,內在的力量。
男人也必須知道要尊重婦女,我是說不是她要你做某些錯事,你也照做的那種程度 —-不是這樣,這是盲從。男人要像男人,不是說女人要受男人支配—-我沒有這種想法。因為若你擁有力量,最終不管丈夫怎樣,他會理解體諒你,他必須知道你是什麼。我一生中看過很多次,事情就是這樣發生,我從不說什麼。就如若他生氣,我會保持安靜,好吧,不管如何,他要在外面奮鬥,他必須把脾氣發在我身上—-他不能這樣:若他把脾氣發在別人身上,別人會打他,所以還是把脾氣發在我身上較好。我從來不感到他向我發脾氣是在支配我,我只想他消消氣。
我看過 ,當我告訴他什麼事情,他都會考慮,在他一生中,我作了十一次決定,他仍然記得我的每一個決定,他知道這些決定都是十分,十分重要。其他事情我從沒有告訴他該怎樣做 ,不管如何,最重要的是原則。現在,他也知道我有一個十分重要的使命,所以他給我錢,給我時間,給我自由。但我必須先建立自己為很合乎情理,很為家庭奉獻的妻子。
男人整體上就很不同 ,你必須明白,他們的個性外向,一些女人過分關心的事情,他們都不管。這還可以,因為男人和女人是互相補足,就如阿拉在外面把一切事辦好,而法蒂瑪則在家中,從不出門 ,但他知道他的力量來自那裡。因為婦女從不被尊重為shakti(力量), 他們開始漂向西化現代的想法:“我們要與男人競爭,他們是問題,找我們麻煩,我們要報復。”因為這樣,社會就沒有成就。女人的責任比男人大得多,男人只要到辦公室工作,然後回家。婦女則長時間為養育孩子,為保護丈夫,為要做合情合理的事情而生產能量。所以在印度,我們說:“要絕對尊重婦女,她們要值得受尊重。”不單在印度 ,我到處都見到,若婦女是家庭主婦,她們常常都受到尊重。
例如,我隨丈夫到一些宴會 ,我就如他那麼受尊重,他的副手和他的秘書就不如我那麼受尊重,沒有一個人如我那般受人尊重。作為他的妻子,獲得如他一般的尊重是因為我是他的妻子。沒有人因為我只是某人的妻子而看不起我,我在所有場合都獲得尊重。
我舉一個我認識的女士為例,她常常以為自己很聰明,好好照顧身體,只為能保持苗條,吸引所有男人,她就是做著這樣的事情。她會穿上牛仔褲,她卻是年紀頗大的女士,她的丈夫是個大人物,內閣總秘書長,對我們來說是很高級的官員。有一天,我們全都獲得邀請到一個晚宴,她不在那裡,很多人問他們,很多人:“你的妻子呢 ?你的妻子在哪裡?”
他說:“我也不知道她在哪裡,她已經來了。”
我也在想她在哪裡,去了哪裡 ,因為有坐位預留給她,特別為她預留的。在吃晚飯前,我走進洗手間,這個可憐的傢伙坐在一角,我說:“你為何坐在這裡?”
她說:“他們要我坐在這裡,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我把她帶出來,說:“你為什麼要她坐在這裡?”她還以為自己很聰明,她把頭髮梳理得很好,看來像個演員。
“噢,她就是那個妻子?”
我說:“是。”
“噢!我的天,我們以為她是秘書,她怎會是他的妻子?她完全沒有尊嚴,她穿著得很愚蠢。我們怎能相信她就是他的妻子?她沒有一個高位的印度男士的妻子應有的尊貴。”這個可憐的傢伙坐在那裡半小時,不停的抽煙,他們不相信她,他們問我:“你肯定她是他的妻子?”
我說:“是,我肯定。”
她來到飯桌前,沒有人為她站起來,他們仍然以為,所有人以為,她是秘書,我們要告訴他們:“這個是他的妻子。”她以為自己是聰明的年輕女士,你也知道,這把年紀,還有這種愚蠢的行為。
即使在西方,好的家庭主婦也會受到尊重,在任何地方,她都會受到尊重。我很驚訝,我知道有個地位很高的人,英國內閣部長,他應是有點任性,沒有人留意他,“不要看他。”
我對外交圈子裡的醜聞不太清楚,我問:“為什麼你不與這個男士交談?”
“不,不值得與他談話。”
我問:“為什麼?”
他們說:“他很可怕,不是個好人。”
“是嗎,為什麼?他做了些什麼?”
他們說:“他是個調情者,他看著其他女人,做類似的事情。”他們說了一些他做過的事情。我的天!這種大人物,內閣部長,為什麼有這種行為?像一頭笨驢,他要…沒有人與他握手,即使男人也不看他一眼。
現在,理所當然,這些蠢人在形成一個新社會,這就是分別。當霎哈嘉瑜伽士到訪這些地方時,會詫異於那裡的人是何等愚笨,他們能分辨出來,不管男女,所有人的左臍輪都有阻塞。若男人有這樣的妻子會是更危險。若左臍輪有阻塞,會是怎麼樣?你會染上什麼疾病?最先是血癌。左臍輪有阻塞你會染上血癌。女人以為她們能控制丈夫,可以這樣對待丈夫,可以糾正他們,但她們卻不知道這樣做會引致嚴重的疾病,如血癌。
我知道有人受血癌煎熬,我們把他治好,發覺他的左臍輪仍然很差。當他一次又一次的復發,我們才發現是他的妻子。對他,她是那麼危險,但他不想離開她,不離開她,我因此告訴他:“若你仍與這個女人一起生活,我不會再治療你,最好把她趕走,或送她到其他地方,若你仍與這個女人一起生活,我不會治療你。”
他叫她來,我告訴她:“你很專橫、潑辣,若你想折磨你的丈夫,他的病就治不好。”
但她仍然是這樣,最後,結果是很可怕,可怕,可怕。他的脾臟脹大得像這樣大,醫生告訴他:“你只能活六個月。”以這兩個例子為例,我要說,妻子想控制丈夫,而丈夫則仍依戀著這種妻子,我告訴你,這是最近的個案。
現在,我們是丈夫和妻子,因為我們愛對方,我們互相補足:女人是女人,男人是男人。男人不應期望女人像他—-很快;女人也不應期望男人像她—-十分,我要說,十分高貴。這些都是女人的品質,也是男人的品質。女人最大的力量是她的貞操。若她的貞操受干擾,她會是很危險的人,十分危險。她不單傷害她的丈夫,也傷害她的孩子,傷害她的社會。
我們的文化也很類似伊斯蘭文化,印度文化也像這樣。印度文化,婦女比世界其他地方 更尊重她們的貞操。她們可以放棄一切,但不是她們的貞操。一旦…我必須告訴你一個故事,非常有趣的故事,有關一個叫 Padmini 十分美麗的女士,她是國王的妻子。有個可怕的穆斯林國王想見她,因為他聽說她很美麗。看,這是很有趣的,她來了,他也來到這個王國,他說:“我必須見這個女士,不然我會摧毀整個王國。”
人們說:“他不能這樣做,她是我們的皇后,她不能,他不能這樣見我們的皇后。”
她只是想:“好吧,他不用見我,他可以看我的倒影。”
於是她站在一面鏡子前,他就看到她鏡子裡的反映。他變得更加瘋狂,他說:“我要擁有這個女人,若你不把她給我,我就毀滅你們所有人。”
試想像一下,一個國王為一個女人做這種荒唐的事情—-這顯示他是一無事處。他派遣所有的軍隊,派遣一切,在城堡附近安頓下來,再送出一個訊息:“若你不把這個女士送來給我,我就進攻。”
他們還未準備好,不知道該怎麼辦,所以他們說:“讓我們與他作戰,我們不能把皇后給他,這是關乎我們的名聲。”
他們用了一百頂轎,你知道什麼是轎?他們用了一百頂轎。在這一百頂轎內,坐著四個戰士,還有武器和機器,其中兩個拿著這些武器和機器,他們說:“好吧,皇后與她一百個女僕一起來。”那時候的穆斯林,穆斯林國王在喝酒,很高興皇后正在前來。這些人到達後,從轎走出來,開始戰鬥。他們告訴這些婦女:“若我們戰勝,在早上五時,我們會點起一個火,你們看到火便知道我們戰勝了,但若我們輸了,你便肯定的知道我們在這場戰爭沒有贏。”他們只有四百或六百人,這個男人卻有上千人,還有槍和大炮。
他們開始戰鬥,這場戰爭穆斯林國王取勝了,因為他是那麼有力量,很多人戰死。即使國王也被殺。火並沒有在五時點起,那些婦女看到沒有火,她們就建造了一個大平臺,堆起柴枝,她們爬上柴枝,點起火,她們全被燒死。三百個婦女全都死了,因為她們不想其他男人碰她們,任何男人碰她們代表她們的貞操完蛋。
印度有很多很多這樣的故事,看,她們是何等尊重她們的貞操!你要明白,很容易掉進某種誘惑裡,但若這是你的力量,為何你要屈服於無用的事物?在霎哈嘉瑜伽,我們要知道,男人也必須知道,若他們妻子是那麼貞潔,那麼好,他們必須尊重她們。他們也應知道他們也有結拜(rakhi)姊妹,她們也是很貞潔的,我們尊重結拜姊妹的貞節,不想遵從任何不尊重貞節的人。那麼男人也變得貞潔。一旦女人是貞潔的,男人也變得貞潔。這種貞潔是你的主要力量,是格涅沙的力量。當你取得這種格涅沙的力量,你就知道自己內在的純真已被喚醒,你變得何等有力量。
在霎哈嘉瑜伽,沒有貞節,婦女是不會有任何成就。我們要放棄所有舊想法,舊事物,放棄來自報章,來自傳播媒介,來自一切的轟炸。我最近讀到一本很棒的書,有這樣厚,名為“傳媒對美國 ”(Media Versus America) 。這本書描述傳媒怎樣把想法概念注入男女的腦袋裡,怎樣責難婚姻生活,怎樣扼殺婚姻生活。他們結婚,然後離婚;再結婚,再離婚。同樣的事情不停的發生。
在霎哈嘉瑜伽,當然,沒有這樣壞。這一次,我們有八十六對新人結婚。八十六對新人,其中一對失敗告終,其他都能好好建立婚姻。在霎哈嘉瑜伽,這會是更好,大家都明白婚姻生活的重要,這是一齣戲劇,也是tapas(苦行);這是tapasya ,從中你明白自己的力量。我要說男人就像太陽,女人則像大地之母。分別在於:太陽照耀大地,發出光芒,某程度上也滋潤大地,而大地之母則賜予一切,她承擔忍耐很多事情,承擔我們的罪孽。家庭主婦就像大地之母,帶給每個人喜樂,給她的丈夫,她的孩子喜樂。她沒有想自己,就是沒有想自己:我怎樣運用我的美麗,我的身體,我的教育,我的力量來成就了不起的事情,她沒有這樣想。她想的是:我怎樣令別人有力量,怎樣給他們力量, 怎樣幫助他們。這就是典型婦女的思維模式。若她不是這樣想,她就不是女人,我是說她感到—-若有人說:“我想來你家吃晚飯。”她會很高興。
“噢!這很好,我該煮些什麼?我該怎樣做?”女人就是採取這種態度。
有一次有一群人,約二十五人來探我,我們坐在外面,我告訴女兒他們在這裡,時間不早了,最好為他們準備晚餐。
晚餐準備好後,我說:“晚餐已經為你們準備好。”
他們說:“怎會這樣?”
我說:“不要緊。”
她極之開心,我的女兒,她已經準備好晚飯的一切,她的朋友也來幫忙。他們都很驚訝,所有外國人:“怎會這樣,母親,她為何這樣高興?若我告訴我的妻子…”—-這是霎哈嘉瑜伽的初期—-“…即使只有三個人來吃晚飯,她也團團轉…”
我說:“為什麼?”
“…她既不情願也抱怨,還向人發脾氣。”
我感到頗為驚訝,看,我們在霎哈嘉瑜伽就是過這種生活。我們想給人愛,男人要欣賞這份愛,享受這份愛,不管你是兄弟、丈夫或兒子,總之,女人的愛是為你而設。她給你的愛不單令你絕對的喜樂,還很虔誠,因為這份愛是相對的。若女人開始行為不檢,對社會這是最糟糕的;男人也開始行為不檢,男人,就如他本來那樣,外向的。所以要控制他,讓他們成為戶主,女人必須知道怎樣看顧他們。要管理一個家很不容易,不容易管理家庭,不容易照顧孩子—-很困難。有這種品質的女人是最佳的女人,她們真的能做到。
我是說,想想你的母親,她有多愛你,愛所有男女,為什麼?為什麼你那麼想母親?因為她犧牲一切,卻沒有顯示她有作出犧牲。她為你付出那麼多,所以你能成為女人。女人愛的潛力是很巨大,很巨大!我們就是要從法蒂瑪學習這種力量。她讓她的兩個孩子被人殺害,她清楚知道一切,不管如何,她是毗濕奴摩耶,她是毗濕奴摩耶的降世神祇。她知道自己的孩子會被殺,但她仍要他們去。“好吧,不要緊,即使我知道他們會死,不要緊。”這樣勇敢,這樣無畏,這樣體諒她的孩子的任務。
今天,我們記著他們是哈桑(Hassan)和侯賽因(Hussein)。若她說:“不、不、不、不、不要去戰場,留在家中。”若她強迫他們不要去,他們就不會死,今天我們亦不會談論他們,對嗎?不管如何,他們總會死,因為他們的母親,他們的死取得英雄的名聲。當然,他們也是降世神祇,她十分鼓勵他們:“為正確的事情而戰鬥。”因為原教旨主義者想帶來狂熱。
今天我要告訴男人,你要學習怎樣尊敬貞操的女人,請你明白,若你的妻子有貞節,你是沒有權去麻煩她,你不單要尊重她—-她應該受尊重—-也要看到每個人都尊重她,沒有人侮辱她,你要支持她,認同她。但若她並不貞潔,最好還是遠離她。我沒有這份勇氣說:“不要緊,與她在一起,我會照顧她。”這是十分困難,我不知道有什麼複雜的事情會發生。
透過這些經驗,我們肯定學懂,若女人保持她的貞潔,她是更向內,擁有更多力, 比其他人更有智慧。就是這樣,她的一切行動在轉動,她的品格也在轉動,她可能是任何身分。我們擁有婦女—-就如有位年僅十七歲的女士,一個寡婦,她十七歲就守寡,她對抗一個名為奧朗澤布(Aurangzeb)的可怕國王,她看到他癱瘓,她的名字是塔拉比(Tarabai)。
印度有很不同,很不同,可以說性格很不同的婦女,頗為不同,她們最先是家庭主婦,她們有作為主婦的所有的力量,所以不要看輕家庭主婦。
當我在飛機上,他們問我:“母親,你是什麼職業?”“家庭主婦”我的專業是家庭主婦,我是十分,十分大的家庭的主婦,我照顧我的孩子,我愛他們,他們也愛我,我認為我的專業是最好的,因為這份工作是那麼令人喜樂,那麼漂亮,它是愛,能給人力量。我這把年紀,從不感到我的年紀,因為我是你們那麼多人的母親。我從來都不會想:我現在老了,我要這樣那樣做,我要休息,我不要再做這份工作。因為對我的孩子的愛,我要滋潤他們,照顧他們,我要給他們所有的力量,我從來也沒有在你們面前炫耀我的力量,你只要吸收我的力量,這是我唯一的欲望,就是你要如我那麼有力量。
當然,你發現我擁有力量,這是很不同的,就我而言,我想你們忘記我擁有什麼力量,你自己也要內在擁有這些力量,那麼你才能拯救全世界。這是我唯一要給你的。我想向你們保證,你們也能擁有我的一切,唯一是若你能保持—-簡單的生活—-我們要是正義的人。我們不能玩把戲,不能行為不檢。現代很多誘惑出現,男女在做的事情,我們都不應做。
在進化的過程中,就如我們或許說有些猴子、猿猴變成人類。不是這樣—-之前有其他人類出現,他們已經消失了。所以,只有少數人能成為霎哈嘉瑜伽士,他們都會得到拯救,其餘的人都不會存在,他們既不是猴子也不是人類,全都完蛋了。這些都是自我毀滅的東西,它們殺死家庭,殺死我們內在的貞操,我們被安置在又高又幹的位置,什麼地方也不是,我們染病,我們有麻煩,我們有問題。
所以要小心,十分,十分的小心。這個特別的法蒂瑪崇拜也是敬拜毗濕奴摩耶。若你發展你的貞潔,也能治好令你左喉輪阻塞的內疚。你不會再感到內疚,因為你擁有這種美善。這種美善讓你永不內疚,你能對抗任何荒唐,因為你站在貞潔的真理之上。
今天是特別的日子,我要說,我們是敬拜法蒂瑪這位偉大的貞操的典範。
願神祝福你們。
對,我們現在有很少孩子…有多少個孩子?
來吧,來吧,來吧。
讓我們唱格涅沙讚歌 (Ganesha Stuthi)
好吧,你可以唱格涅沙讚歌。讓我們念格涅沙頌,接著唱格涅沙讚歌,之後再念108個名號…。
這塊石,feroza ,來自伊拉特(Eilat),法蒂瑪常常戴上石英,這是毋庸置疑。這塊石被稱為石英,這塊叫做 feroza 。這種石在伊拉特很多。她常常戴上這塊 feroza ,這是絕對正確的。
還有這個,告訴你,這個…也是來自伊拉特,她是來自那裡。看看這種巧合—-正正是,在這個時刻,來自伊拉特。願神祝福…願那裡有和平。
有另一個建議,不是每個人都能來印度,那麼他們就不能結婚,你要明白,我們也想安排配婚,當—-在光明節崇拜。但你們不會有那麼多選擇,問題就在於此,不要緊。想結婚的人要把填妥的表格寄給格首( Guido )。另一件事是我們不能像在印度那樣安排得那麼詳細,我們會嘗試,但你要知道這是很困難的,畢竟這個國家與印度不一樣,我們會盡力把事情辦好。不管如何,我們會安排配婚,但因為你不想用另一形式,只是一個簡單的婚禮,你想以印度式來結婚,我會在光明節前回印度,為你們安排一切。
願神祝福你們。
很感謝你們,很抱歉這一次不能為你們每個人帶來禮物。 […]

法蒂瑪崇拜 瑞士 1988年8月14日 Saint-George (Switzerland)

法蒂瑪崇拜(Shri Fatimabai Puja)
瑞士 1988年8月14日
 
法蒂瑪(Fatimabai)是象徵古哈拉希什米,所以敬拜法蒂瑪就是敬拜我們內在的古哈拉希什米原理。家庭主婦要完成所有工作,所有家務,才去沐浴;同樣,這個早上我要做很多事情,才來崇拜,因為今天很多家務,我要像好主婦般做完所有家務。
 
現在,古哈拉希什米原理已經由上天演進發展,它不是人類創造,你也知道,它在左臍輪。古哈拉希什米代表穆罕默德的女兒,法蒂瑪的一生。她常常出生在與導師的純潔關係下。她以姊妹的身分來,或以女兒的身分來。法蒂瑪一生漂亮之處在於︰穆罕默德去世後,一如過往,狂熱分子以為他們可以玩弄控制宗教,使宗教變得狂熱,注意力並不大放在人的昇進上。即使穆罕默德亦曾向他的女婿多方面描述,祂是唯一的,或有另一位梵天婆羅摩(Brahmadeva)的化身降世,阿里( Ali)來到這個地球,他就是梵天婆羅摩的化身,他的另一位化身是蘇賓地(Sopandev)。你到訪普尼(Pune),就能看到蘇賓地的廟宇。
 
我們有阿里和他降世為左臍輪原理的妻子法蒂瑪,她留在家中,留在家居中,她遵照你稱為purdah 或他們稱為 niqab的規則,即掩蔽她的臉 — 象徵家庭主婦為保護她的貞操要遮蔽她的臉,因為她很美麗,而她出生在很暴力的國家,若她不穿上這種衣式,她肯定會受到襲擊。你也知道,在基督的時代,雖然聖母瑪利亞是摩訶拉希什米的化身,她也必須有很隱藏的品格,基督不想任何人知道她是誰。雖然法蒂瑪留在家中,但她是力量,所以她容許她兩個兒子,實際是她命令他們對抗否定她丈夫權力的狂熱分子,你也知道,她的兒子,哈桑(Hassan)和侯賽因(Hussein)就是為此而被殺。悉旦(Sita)的摩訶拉希什米原理,只為了建立家庭主婦美麗的原理,而以毗濕奴摩耶的形相顯現是件美事。她很有力量,毋庸置疑,她知道她的孩子會被殺,但這些人卻不會被殺,他們不會死,也不會受苦,這是一齣要顯示人們是何等愚蠢的戲劇。因此另一個制度開始,他們尊重聖人。像在印度,什葉派的人尊重aulias,我們可以稱他們為有自覺的靈,像Nizaamuddin Sahib,還有 Chisti(蘇非派聖人)和Ajmer Hazrat Chisti。
 
什葉派教徒都尊敬這些偉大的聖人,但他們仍不能超越篤信宗教的界限,因此他們也變得極之狂熱。首先,他們看不到別的宗教也有聖人,他們不尊重別的宗教的聖人,即使是偉大的聖人如悉地的賽巴巴(Sai Naath of Shirdi)也不尊重。賽巴巴最先是穆斯林,有人說,是法蒂瑪在他還是孩子時把他放在大腿上,之後把他交給一些女士,有人這樣說。就印度教徒而言,我們不否定他的神聖聖潔,但穆斯林卻不接受他,另一位有自覺的靈,他住在很近孟買的地方,名為Haji Mullah,他也意識到什葉派教徒的狂熱,什葉派這個詞來自在U.P. 的Shia。 悉旦的(Sita’s)被稱為Sia ,悉旦(Sitaji)也被稱為Sia,他們意識不到,雖然有些聖人雖然不是所謂的穆斯林,他們實際上卻是聖人。他們不能理解,我們有另一位印度教徒敬拜的聖人名為Haji Mullah(註一),有些穆斯林也敬拜他,毫無疑問。這位Haji Mullah對什葉派教徒的狂熱有點擔憂,為了作出平衡,他委派了一些印度教徒去敬拜他,他們曾經做過各種事情,很多聖人都像這樣。
我曾到博帕爾(印度城市),有一位偉大的聖人埋葬在那裡,但他的所有門徒都依靠這個地方維生,這是很壞的事情,即使Hazrat Nizaamuddin(蘇非派聖人)的物品,也如這些印度教徒那樣,被人利用來謀生,他們全都藉此賺取生活,我是說這是一種商業活動。這位聖人去世,埋葬在那裡,當我到達那裡,很多人依靠它維生,我只是順便的問他們︰「你信什麽宗教?」他們答︰「我們是穆斯林。」我說︰「這位去世的聖人是什麽宗教?」他們答︰「聖人沒有宗教。」我因此說︰「那麽你們為何要追隨宗教?為何不追隨他的宗教?」「他是…他們沒有任何宗教,即使在梵文裡,隱士(Sanyasis)是沒有宗教,他們是dharmati,他們超越宗教。」這種事情卻發生在每一位降世神祇身上,發生在遜尼派教徒(Sunis)身上,印度教徒身上,穆斯林身上,發生在每個人身上,使他們變成狂熱偏激的派別。
 
狂熱主義絶對違反宗教,違反你內在的宗教,因為它制造毒素,是充滿怨恨,令你憎恨別人。一旦你憎恨別人,就會在你身上產生反作用,就如可怕的毒藥把你內在的美善全部耗盡。憎恨任何人是人類可以做最差勁的事情,但他們卻這樣做,做他們喜歡的事情。動物不會憎恨任何人,你能想像嗎?牠們不懂怎樣去恨,牠們咬人是因為這是牠們的天性,牠們切割人是因為這是牠們的天性。牠們從不憎恨任何人,牠們或許不喜歡某人,但這種仇恨的毒藥,只有人才有這種想法,亦只有人才吸收到這種特質,只有人類才會憎恨。可怕的仇恨在穆斯林之間安頓下來。卡爾巴拉(Karbala伊拉克城市)是為愛而不是為恨而創造。在每一個宗教,一切為愛而創造的都變成恨,整件事情最壞的是一方以為另一方是最差的,而另一方亦對這一方有相同的想法,是什麽規則章程,什麽法例邏輯他們作出這種決定,決定自己要小心留意,他們因此聯群結黨。為何要特別創造古哈拉希什米原理來克服這份恨,來抑制「恨」這個冷酷的傢伙,來把恨從人的腦海中移除。這位拉希什米,創造古哈拉希什米原理,怎樣創造?在家庭裡,古哈拉希什米原理要抑制孩子之間,丈夫與孩子之間的仇恨,若她享受仇恨,她又怎能鎮壓仇恨?她要是壓制恨的平安源頭。
 
現在在印度,我們有合併的家庭,你們也有叔叔,嬸嬸,不同類型的親戚,家庭主婦的任務是要排解調停家庭成員之間的各種衝突紛爭。現在男人要敬拜家庭主婦,有人說︰Yatra Narya Pujyante, Tatra Namante Devata"。不管那裡的主婦受尊重,那裡就有神。在我的國家,我要讚許家庭主婦,因為我們的經濟、政治、管理都不行,男士們都是一無事處,他們不懂做家務或做什麽,婦女只能自己來做,我們的社區卻是一流的,家居是由婦女維持,所以男人要尊重家庭主婦,這很重要。若他不尊重家庭主婦,古哈拉希什米原理就不可能維持,這就像保存家庭主婦原理。但有些男人,我是說很多男人,以為這是他們與生俱來的權力不善待他們的好的妻子,折磨她們,說三道四,對她們發脾氣;但若她是愛嘮叨,亡靈附體,他們就很克制,對妻子完全克制,若妻子是亡靈,丈夫則常常想取悅她,我是說對她極之好,他知道她是亡靈,不管如何,最好要小心,不知道什麽時候這個亡靈會像蛇一樣爬上你身上,若她懂怎樣喋喋不休或好爭辯,他們也害怕,完全沒有愛。他們對她沒有愛,沒有尊重,只有畏怯或懼怕,他們害怕這種婦女。現在有些婦女以為,若她們愛向人調情,就更能控制丈夫。她們失去基本的原理,失去了她們擁有的基本力量(Shakti),她們迷失了,最終只會讓自己陷於困境。所以古哈拉希什米的基本原理是尊重她的貞操,尊重她內在的、外在的貞操,這是恆久不變的。當然,很多男人利用這一點。若妻子是溫順聽話的,他們就控制妻子,對嗎?這個女人,這個家庭主婦,必須知道自己並不是溫順易控制,她只服從於自己的正直,自己的道德,自己的品質,若丈夫是愚蠢的,好吧,像孩子般愚蠢,那就完蛋了。丈夫要知道,他必須尊重妻子,不然他就會迷失,完蛋了,一無事處。
 
首先,他必須看到,尊重家裡的女人就如尊重古哈拉希什米,那麽祝福才會流通,他不能侮辱她,對她不仁慈,提高他的聲線來與她說話,妻子則要值得受尊重。我說過多次︰「若你的妻子專横,給她兩巴掌吧。」當然,毫無疑問,她不應是專横的,她要移除別人專横的力量,她是平安的源頭,喜樂的源頭,她要制造和平,若她是麻煩的制造者,那麽你就要好好的打她巴掌,讓她知道羞恥,這樣做沒有不妥。古哈拉希什米原理是相互的,不能單靠妻子或單靠丈夫,雙方面都有責任。一旦你令你的妻子受苦,你的左臍輪永遠不能改善,又或你是差勁的妻子,你的左臍輪也不能改善。
 
現在西方婦女的問題出在︰她們沒有意識她們的力量。八十歲的老女人也想看來像新娘,她們感受不到自己的尊嚴,不享受自己內在的尊嚴,她們是家居的女皇,卻想言行像下賤、幼稚、年輕、輕浮的女孩,她們不感到自己存在體的尊嚴,她們說話太多,沒有作為家庭主婦應有的行為舉止,就如她們與人說話時,雙手的姿勢就如賣魚的女人推銷她們的魚,或她們想與人爭吵打架,又或有時她們會叫喊,她們叫喊,我也是說…我曾經聽過他們叫喊,有時還打她們的丈夫,這是極限。她們常常與丈夫比較,開始時,像︰「我很有錢,我是財主的女兒,我是來自這樣那樣的家庭,我的丈夫來自低下的家庭,他沒錢,一無事處,他沒受過教育,所以我待他很差,不尊重他。」這種女人會失去她們所有力量,她也會感到內疚,因為首先,沒有人有權看不起別人,特別在霎哈嘉瑜伽。看不起自己的丈夫真是難以置信,他或許不是霎哈嘉瑜伽士…好吧,他或許未到達某個程度,但透過你的行為,你的力量,你的一切,你能拯救他,但為何你也迷失了? 透過控制別人,扼殺別人,令自己丈夫像井底之蛙,告訴他︰「噢!我們兩個人,不管如何,我們要享受,讓我們有自己的家,不要讓人來我們的家。」即使老鼠也不會進這個家,即使說︰「噢!這是我的孩子,我的丈夫,我的…。」也是違反霎哈嘉瑜伽,是負面的理解。這些都是荒謬的事情,不像是霎哈嘉瑜伽士或女霎哈嘉瑜伽士會做的事情。所有這種自私,這種隔離都是違反霎哈嘉瑜伽。
 
我在想及家庭主婦…「噢!現在,我要準備多少…,例如,有五十人要來。」丈夫就說︰「只有十個人會來,為何你想五十人來?」「或許來的人想多吃一點。」「那麽你為何準備了五十隻碟子?」「或許他們會帶朋友來。」她想著她的慷慨,享受她的慷慨。我認識很多人就像這樣,他們甚至不是霎哈嘉瑜伽士,他們會說︰「嫂子,你來嗎?來吃晚飯嗎?」「噢!我不來,你煮太多食物,我不來了」「不,不,我只會煮幾款食物,請你來吧。」她立即想市場裡有那種蔬菜,我要買什麽,什麽是最好的,我是說我不是他們的導師,亦不是他們的母親,我只是他們的親戚,但他們想透過食物表達愛,他們是食物的賜予者 — Annada,他們是Annapurnas安那潘娜(食物女神),這是其中一種品質,慷慨。若女人沒有這種品質,她就不是霎哈嘉瑜伽士,是我說的。丈夫可能有點吝嗇,不要緊,妻子要非常慷慨,有時她會秘密的給人錢,不是給她的孩子,而是給其他人。霎哈嘉瑜伽必須有這種漂亮的婦女。我感到很抱歉,有時一些對我的攻擊是來自女霎哈嘉瑜伽士,不是來自男人,我自己也是婦女,我對這些女人能這樣攻擊我感到很驚訝,為何要這樣?
霎哈嘉瑜伽沒有這種專横控制,所有這些所謂的奴性專横的想法都是來自你錯誤理解你的尊嚴,你並未意識到自己是誰,不知道自己是皇后,沒有人能控制你。誰能控制管理家中一切的女士?就如丈夫說︰「我不喜歡這種顏色。」好吧,把事情放下一會兒,接著有人說︰「這種顏色真好。」「啊!這顏色真好看?噢!不要換掉它。」女人必須理解男人,他們有大眼睛,不會微細的看事物,他們都以廣濶的角度看一切,你要明白,今天他這樣說,明天他就忘記了,他們沒有顯微鏡…他們也…超越這些事物。他們是超越這些事情,你必須明白。若他坐在馬上,我也必須坐在馬上,再跌下;若他滑雪,我也要滑雪;若他鍛鍊肌肉,我也要鍛鍊肌肉,就是要做到這種程度,我是說女人開始看來微不足道,你不知道這種肌肉發達卻沒有鬍子的是何種女人。
 
我們有這些愚蠢的想法,但這種附屬次等的東西卻不存在,你只是附屬於你的尊嚴,你的貞操,你的榮譽感,除此之外,還有你的正義,因為這些全是你主管控制之下 — 那個主管的男人也要照顧這方面,你製造了多少紛爭,你理應是調停者,又怎能好爭吵?就如我們派兩個調解員到一些國家進行調停,但他們卻互相割斷大家的喉嚨?你會怎麽說?你是要把一切理順,你是要表達這份愛,這種甜美的事情,因為你是母親,整個家庭都安躺在你的懷抱,因你而感到安全,家庭要因你而感到安全,這份愛是你的力量,你的力量就是要能給予愛,在給予愛的同時,你會發現你常常都在充實自己。
 
我是說試想像,我送出的禮物與我收到的禮物相比,我也不知道,我要建另一所房子,我告訴他們︰「不要送我禮物,我不會收你們個人送出的禮物。」現在仍然是這樣,雖然如此,我不知道,我以愛心,以關注拿到某些物品,這份愛,你知道,自會彰顯,像詩歌般回到你身上,你有時會感到很驚訝。
 
我告訴你我的親身經歷,這例子告訴你,愛是怎樣把事情成就。我由始至終都是家庭主婦。有一次我在德里,我的女兒快要出生,我坐在外面的草地上為她編織一些衣物,有三個人走進我的房子 — 一個女士和兩個男士 — 他們來說︰「看現在,我們都是家庭主婦,我是家庭主婦,這兩個人,一個是我的丈夫,一個是我丈夫的朋友,他是穆斯林,我們是難民,希望你能給我們棲身之所。」我看著他們,他們看來都是好人,看來頗妥當。我說︰「好吧,請安頓在我的家。」我給他們外面有廚房和浴室的一個房間,我對那個男士說︰「有另一個房間,你可以留在那裡,丈夫和妻子則可住在這裡。」黃昏時我的弟弟來,他開始大聲叫喊,他說︰「這是什麽?你不認識這些人,他們可能是賊,可能是這樣那樣…。」接著我丈夫回來,加入他,因為他們是朋友,他因此告訴我…男人全是一樣的,你要明白!他說︰「你看,她不明白,她要留這三個人在這裡,天知道他們是誰,他們說自己是難民…她不知道他是穆斯林還是印度教徒,天知道,她可能有兩個丈夫,一個丈夫像這樣…。」你要明白,各種想法。明天早上,他們都忘記這件事情,我說︰「好吧,讓他們留一晚,好嗎?」今天我不能趕他們走,只一晚。「之後的另一天早上,他們都忘記了,因此他們仍留在這裡,男人就是這樣。先是有這種爆發,我說︰「好吧,只一晚,現在不要叫喊,他們會感到受傷害,讓他們留一晚,安撫他們,明天他們離家工作,他們沒時間,他們只在平常日子在家裡活躍,不然他們是不活躍的,他們離家,就這樣這些人與我一起一個月。
那個女士找到工作,她與她的丈夫和那個穆斯林朋友一起離開。與此同時,在德里有很大的暴亂,很多印度教徒和錫克教教徒在旁遮普地區(Punjab)被殺,因此在德里有反撲,他們開始殺死很多穆斯林,有三四個錫克教教徒和一或兩個印度教教徒來到我的房子,他們說︰「有人說你讓一個穆斯林留下。」我說︰「沒有,我怎會?」他們說︰「有穆斯林在,我們要殺死他。」我說︰「看,我穿上這種大 tikka,你怎會相信我會留穆斯林在家?」他們以為我必定是個真正狂熱的印度教徒,你看,他們相信我。我說︰「看看現在,若你要進我的家,就要踏在我的屍體上,不然我不會容許你進我的家。」他們害怕,跑掉了。這個傢伙聽到我的話來找我,說︰「我很驚訝,你怎能冒生命危險?」我說︰「沒什麽,沒什麽。」他因此得救,這個男士,這個穆斯林男士,現在成為名為Sahir Ludhianvi 的偉大詩人,那個女士就成為出色的演員,常常扮演母親的演員 — Sachdev…Achala Sachdev。我就是知道總有一天他們會有成就,我沒有告訴任何人。我說,現在,若他們知道我在孟買,必定會對我失去理智,我說我沒時間。
 
我們為年青人開辦了一個電影中心,讓他們有好電影看,但之後卻變成一場鬧劇,他們不聽我的話,不管如何,他們說我們要請這位Achala Sachdev來扮演母親。我說︰「好吧,但不要告訴她是我說的,不要說這事與我有關。」很多年過去了,我想有十二年了,他們找她,她像演員般吵吵鬧鬧說︰「不,不,你能付我多少錢,我不能免費演出,每個人都要求免費,我怎能免費為你們演出,你要給我一件紗麗,你要給我這個金額的錢…。」他們說︰「好吧,至少先來muharat,來 muharat,先來…muharat是你的起點。」她因此來了,我在那裡,她看著我,不能相信十二年後會再遇上我。她的眼淚開始流下來,她什麽也不能說,只跌進我的懷抱裡,她說「你在那裡?這些日子,我都在找你。」接著她開始描述我,Sahir Ludhianvi也在那裡,他說︰「這位女士怎會在這裡?」他說︰「這是她的工作。」「噢!天啊,你為什麽不告訴我,我們會為她而死。」他們都很驚訝,他們怎會改變態度,她說︰「不用錢,什麽也不用付,我要為這個計劃付錢,什麽也不用做。」看看現在,我是家庭主婦,只是平凡的家庭主婦,我對我的丈夫的財產物業沒什麽話事權,還有我弟弟,另一個好控制人的傢伙,他們兩個人那晚的脾氣和憤怒足以殺掉我,我安撫他們,你也知道,當我告訴我丈夫和弟弟,他們都很驚訝,我說︰他們就是變成這樣,看看這種改變,他們擁有多少,他們接著說︰「我們不會再對任何慈善機構說不了,這是我們犯的最後一個錯誤。」整個賺錢的想法,這樣那樣的想法,全都塌下來。她為慈善演出了很多電影,這個Ludhianvi也為慈善寫了很多作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