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闍拉希什米崇拜 New Delhi (India)

羅闍拉希什米崇拜

1994年12月4日

印度新德里

今天我們崇拜羅闍拉希什米(Rajalaxmi),即作為君王的女神。我們要知道,在政治制度上出了很多問題,人們忘記正義、公平地對待別人及為人群謀求福利。這統統都喪失了,不單是在印度,在日本、英國,甚至所有自以為有民主的國家都是這樣。那些得到自由的國家盲目跟隨大國,如美國、俄國、中國、英國,而不知道自己走離了多遠。

例如在英國,你看那皇室的行事,便會感到驚訝,且十分歎息。他們就好像一些十分原始野蠻的人去管理民眾。那些帝皇、女皇,沒有個性,沒有責任感,完全沒有那作為帝皇、女皇的素質,完全沒有順服於羅闍拉希什米。相反,他們會做出愚蠢的事來。好像法國的總統,竟然有情婦,並求取小利。

很多國家的統治者都是一些十分低層次的人,他們卻去管理國家,掌管人們的福祉。若看資本主義的國家,如日本,人們只關心自己的益處,並不關心整個社會。共產主義國家也是這樣,得到權力的人都變得十分腐化。另一些國家,又有像希特勒這類的領袖出來,去損人利己。那些人完全沒有個性,完全沒有比一般人高尚情操。他們如何去統治別人?這是完全沒有可能的。

在印度歷史上,出了很多偉大的君主,因為我們的百姓都是偉大的人,有很多聖人去教導君主,作他們的導師,如施華王(Shivaji)有他的導師,君王闍拿迦(Janaka)有他的導師,君王羅摩(Sri
Rama)也有他的導師。他們都是真正的導師,他們的生活完全像一個聖人,無論在外在內都是真正的聖人。人們也接受君主要有靈性的背景,他們會尊重有靈性的人。他們和今日的人完全不同。

直至英國人來到,不知當中發生了甚麼。大部分人都不喜歡英國人的生活方式,做事方法。但那些不同地方的皇帝、女皇,以為自己是十分高尚的人,本應保存自己的文化,但卻吸煙飲酒,還說是學習其他政府人員的做法,如來自瑞士、英國和澳洲的皇室都是這樣。他們認為我是十分落後的人,不飲酒、不跳舞。在軍方人員中,也同樣有很多十分腐化的人。那些統治階層都一窩蜂地跟隨英國,他們都是十分低層次的人,不懂得自己國家的一切,卻只認識英國。在整個教育制度上,他們學習西方文化,學習英國,對自己國家卻一無所知,更不關心印度。在醫學上,他們不接受本土的醫術,覺得這是十分無用、原始和落後。

你們可以看到印度這個國家,如何由偉人統治、尊重靈性生活,到現在衰落的情況。在印度獨立以前,我們要對抗英國,那時的人都十分好。記得有一次我們一家人去看曲棍球比賽,我父親的車上插了國旗,軍人要他取下來,我父親說:「除非你割下我的頭顱,然後拿去吧!」所有孩子都站在父親那邊,那軍人便感到驚慌,於是跑了。那種熱誠、愛國的精神,我們就是用這種特質去對抗他們。

但英國人分裂印度,令印度人未得到自由以前,已互相鬥爭。我不知道要責備誰。若人們拒絕這種分裂。就不會令孟加拉變得十分窮困,若與印度聯合便不會變成這樣。巴基斯坦現在也變成空殼國家,甚麼也沒有,沒有工業,只有戰爭,國家沒有發展。一連串的戰鬥,改變人們的價值觀,現在人們再沒有價值觀。

印度也是同樣糟。以往有很多偉大的人為國家犧牲,今日在位的人都改變了,完全倒轉過來,只是自我中心,只為自己利益,只為自己家人利益,只關心如何把錢財轉入自己在瑞士的戶口。在我的生命中,我親身經歷過人們怎樣為自由而奮鬥,但那些當權者對這些卻絲毫不記在心中。我的母親、家人、朋友,甚至貧窮的人,從沒有想過要去歛財。這是為了甚麼?若你在心中已是滿足,已得到自由,這就足夠了。但現實中,是那些十分低劣的人,他們沒有為國家做過甚麼,沒有犧牲甚麼,卻被提升到統治階層,那些好人卻被壓下去。

若他們熟悉施華王、闍拿迦這些賢明君主的歷史,便知道他們如何崇拜太初母性力量(Shakti),所有的力量都去崇拜那原初力量,這力量令人們提昇至得到正道。但事情卻漸漸變起來,人們再沒有以往的特質,人們的態度改變,這都是由於那些低劣的人冒起頭來。

記得在我結婚以後,有一次在房子外的花園中,有三個人來找我,那時我懷了孕,正在講故事給孩子聽。那些人要求我給他們房子往。我父親留給我的房子很大,有廁所、廚房及所有設備,還有獨立的門戶出入,不會打擾家裡的其他人。他們是難民,需要留下來住幾個月。我答應把父親的房子給他們住,任由他們使用房子的設備。黃昏時,我的弟弟、家人及丈夫回家,他們都是朋友。他們看見那三個人在房子裡,便向我大聲說:「為甚麼把這些人留下來?他們在這裡做甚麼?」我說他們都是很好的人,我憑生命能量知道他們不是壞人,他們只是在這裡住,沒有其他。家裡的人卻不同意,一定要他們離開。我說:「不是因為他們是難民,便要他們離開吧?」

整個社會都完全改變,一個人的價值在乎他有沒有錢。若那人沒有錢,你就不會尊重他,信任他。剛剛相反,你們不要信任有錢人,窮人比有錢人更加誠實,那些有錢人的錢都是欺騙得來的。

雖然家人要求那些人離開,但我堅持他們留下來,因為那房子是父親給我的。那些可憐的人便住了一個月。那時錫克教徒逼害回教徒,那三個難民便是回教徒。有一次有些錫克教徒到家裡來找我,問我有沒有收藏回教徒。我說那三個人不是回教徒,我是向他們說謊的。他們說我為何如此肯定,我回答說我是印度教婦人,我的額上有吉祥痣,我怎會收藏回教徒呢?他們用沾有血的武器來恐嚇我,家人都說由他們離開吧,但我不害怕,我十分鎮定。那些錫克教徒都有點慌張,便相信,然後離開。後來,那三個難民離開了,其中一個後來成為十分出名的女演員,另外兩個分別成為著名的詩人及十分著名的作家。之後,有些人想拍一部有關年青人的電影,那時我是電影會的副主席,他們想找那女演員拍戲,我說:「你們去找她,但不要提起我的名字。」因我知道若提起我的名字,便好像強逼她接受拍戲一樣。他們找到了她,她提出很多要求,要花上很多錢,但那部電影是慈善性質的。我說不要緊,完全答應她的要求。在開幕典禮上,她看見了我,眼淚不斷流下來。她走過來向我問好,有人對她說是我支付所有費用的,她便說:「我的天呀!我的天呀!怎能夠這樣?」她說:「拿走這些錢吧,一切由我支付,沒有人知道那位女士為我所做的事,沒有人會這樣做。」她不斷的哭,然後致電給她的丈夫及那詩人,前來道謝。

那時我只是將父親的房子給他們住,雖然家人反對。那時他們不知道如何去相信別人,但我完全相信他們。家人說那些人可能會害我,把我的頭顱割下。但他們為何要割下我的頭呢?他們想盡古怪的念頭,但最令我難過的,是他們害怕,因為那三個人沒有錢,這便是事情的始末。我們爭取獨立、自由以後,金錢的念頭便來了。沒有錢,窮人並不在乎,他們吃簡單的食物,然後睡得很好,當然他們不像現在的人那樣貧窮。我當時的理解,那些有地位、有權力的人,明顯是害怕所有人,這便是我們衰落的開始。我們害怕,在位的人也害怕。他們害怕失去地位、權力、金錢,這令他們變得瘋狂。如果我本是沒有錢,那又怎麼樣?所有這些觀念,都是由國家分裂開始的。

我年少時,我父親從不鎖起門戶。我們家裡有一座十分美觀的留聲機,有一次有個賊人偷去家裡的留聲機。我父親說:「可憐的賊人,他一定十分喜歡音樂,不然為何要偷去那留聲機?但他只偷去留聲機,沒有拿去唱碟,如何聽音樂呢?」我母親說笑道:「好吧!我們去登個廣告,說偷去留聲機的人請把唱碟也拿去。」你看,他們是十分自然的表現。我父親有錢,那賊人沒有錢,他偷去那留聲機,我父親可以當他犯下刑事罪行去處理。他是律師,十分熟悉法律。但他不會做這樣愚蠢的事,他只想到那賊人喜歡聽音樂,故偷了留聲機,卻沒有把唱碟拿走,我母親便說,登個廣告叫他把唱碟也拿去吧。

我父親也是政治家,那時當政的人只希望提升那些人,使他們也可擁有自己所擁有的。那時所有有錢人都十分慷慨,把錢財捐出來。如在我們地方有一個十分有錢的人,他捐出所有錢興建大學,印度以往所做的都是靠這些人的慷慨。他們從沒有想過要自己的子女愈來愈有錢,他們有錢便捐出來,造福人群。因為羅闍拉希什米的特質,因為拉希什米的責任是改善人的生活,這種特質表現出來,他們便不用思考,自然慷慨起來,希望能造福他人。他們不用向自己說甚麼,便會行出來,認為改善他人的生活是自己的工作,不像現在的政治家、政黨那樣。

女神拉希什米對政治的影響,第一個特質便是慷慨。好像君主摩訶維亞(Mahavira耆那教大雄)在王宮的叢林裡,身上只包著一塊布。克里希納(Krishna)去考驗他,化身成一個乞丐,向他說:「你看,我沒有衣服穿,你還有一塊布裹著,何不脫下給我,這裡離王宮十分近,你可以回宮穿回你的衣服。」摩訶維亞說:「好吧!」他脫下那塊布,自己找塊葉子遮蔽身體,然後回到宮中。但那些耆那教徒卻以此來侮辱摩訶維亞,塑造赤裸的雕像,將身體隱蔽處都顯露出來。這證明他們沒有向女神崇拜,因為女神善於裝飾;她是你們的母親,喜歡將你們裝扮得美麗。

又好像闍拿迦,他是君王,因此穿上華美的衣服及戴上飾物。有一次挪支塔那來找他,他奇怪為何自己的導師要他見這位君王。他穿著華麗,又欣賞很多舞蹈表演,他不像聖人,他只是一個君王。心想:「我的導師為何會觸摸他的腳?為何要我來找他?」闍拿迦知道他心裏所想的,便問他來這裏做甚麼。挪支塔那說他的導師叫他來求取自覺。闍拿迦說:「你可以拿去我的王國,但不能得到自覺。」挪支塔那說:「你要求我做甚麼我也照做。」於是闍拿迦將一把大劍放在他頭上,叫他睡覺,但挪支塔那怎樣也不能入睡。有一次王宮失了火,所有人都逃跑,但闍拿迦卻獨自安祥地靜坐,挪支塔那看見闍拿迦仍在靜坐,十分失望,他也離開了。再返回王宮時,發覺並沒有燒過的痕跡,闍拿迦也絲毫沒有損傷。闍拿迦說這只是幻覺,王宮並沒有失火。挪支塔那才明白自己錯在那裏,他懷疑上天的力量,懷疑闍拿迦,只因為他是君王,只因為他的衣著,他沒有看見闍拿迦內裏的力量。就好像我結了婚,戴上頸鍊,依照傳統去做,但我內裏卻是不同的。闍拿迦內裏是完全的聖人,是十分高尚的聖人。

當你得到地位時,這些事情都會出現。就好像在霎哈嘉瑜伽,有些人成為領袖以後便自以為是。領袖只是個幻相,在霎哈嘉瑜伽無所謂領袖,完全是個幻相。但他們走向自我,自我不斷膨脹。自我的問題很容易解決,若那人崇拜羅闍拉希什米,她便給予那人得到平衡。她坐在大象之上。對女士來說,坐在大象之上並不容易。我也坐過一次,並不容易。你要不害怕,而且要保持平衡。

女神的祝福是巨大的。她的第一個祝福是使人變得高尚,有尊嚴,具有作為女皇的尊嚴,你是女皇,你不能表現得像街市潑婦。透過她的祝福,你得到尊嚴。這尊嚴充滿愛,這個性表現出來,全是愛及造福他人,並沒有其他。她雙目所及之處,便得到祝福。她是最高的,人們還能給她甚麼?那些所謂的政客、總統、統治人民的人,他們全都是乞丐,他們總想著如何得著利益,如何歛財,其貪念有如乞丐,他們沒有資格去統治人。作為統治者,第一是要單純地祝福他人,只想到別人的福祉,這便是女神的祝福。

女神的第二個祝福是使你發展出一種性格,具有尊貴及富幽默感,明白他人的處境。有一個故事,說有個國王騎馬出巡,遇上一個酒徒,那個酒徒就像今日的政客,他說要買下國王的馬。那國王說:「今天不成,明天吧!」到了明天,那酒徒十分謙恭地去見國王帝,國王說:「你要買馬嗎?」他說:「不,想買馬的那個人已死了。」任何人在這情況下都會生氣,會把那酒徒痛打一頓,因為他說的是這個,做出來的卻是那個。但國王沒有這樣做,因為他知道那人是酒醉才這樣,並不是清醒時做的,因此對他說明天才賣馬。只是有羅闍拉希什米祝福的人才能這樣做,不然已大發雷霆了。若好像其他的國王一樣,愛開槍殺人,虐待別人,給別人苦難,這些人沒有資格稱別人是罪犯,但我們卻接受這些人,接受他們成為導師。

羅闍拉希什米處於正道(Dharma)。如果有人違反正道,她會用盡一切方法去幫助那人。但若那人不行正道,她便不再做甚麼了。她有上天的判斷力,知道那些人要得到幫助,那些人要受到懲罰。我們也需要這種特質,不然便會被小人圍繞,教你做甚麼甚麼的。有一次,有一個對瑜伽十分感興趣的政客,來向我說要我們怎樣怎樣做。我說好吧。有三四個大學教授來找我,說那個人是政客,是個壞人,要小心他。我問:「你如何知道?」他回答說:「因為他是政客。」我向他說:「我十分清楚那個人,他奪去婆羅門的妻子,他自己並不是婆羅門。他又到處欺騙別人,聚歛錢財。」他說:「你完全知道嗎?」我說:「知道。」他問:「那樣為甚麼你讓他接近你?」我說﹕「你覺得他很接近我嗎?」他說:「是。」我說:「你完全錯了。」我說:「他接近我,但不是因為他有甚麼了不起。相反,正因為他是壞人,他來到我面前總是件好事,至少我可以改正他,使他不再害人。」但人們不清楚他,只看到他和我說話,便叫我小心他。

故此要有上天的判斷力。如果君主沒有這種判斷力,他便會懲罰好人,幫助壞人。如果你是自我中心,便會失去上天的判斷力。你要完全脫離對權力的執著,要完全的脫離。羅闍拉希什米並不關心權力,不像那些人要別人吹捧,把他們抬到十分高,要人們不斷奉承。這類政客以為自己十分偉大,十分重要,完全不知道自己所做的錯事。但有自我尊嚴的人,卻十分清楚自己是甚麼。人們向我說甚麼我都會聽,都會安撫他們,但我不會接受他們所說的。

有甚麼所謂偉大的事?事情便是這樣,有甚麼偉大可言?好像有一盞燈在這裡,這便是一盞燈,有甚麼偉大?沒有所謂甚麼偉大不偉大。我是太初之母(Adi
Shakti),就是太初之母,有甚麼偉大?若你是君王,就是君王,那又怎樣?若你是篡位者,可能會有自我,但若本身是君王,便是君王,有何自我可言?若你是受女神的關注,這便是你唯一的享受。你也許有鑽石,也許有銀器,對你也沒有分別。

很多人都誤用經典,以為羅闍拉希什米騎在大象之上,表示高貴的人便要坐大車。她騎在大象之上,是因為大象是最高的動物,是充滿智慧及仁慈的動物,故羅闍拉希什米要騎在大象之上。她騎在大象之上不是去炫耀,她是要坐在高處,觀看四周所發生的事情。因此才坐在高處,目的不是去炫耀,目的是要能更清楚地察看其他人。

若有人得到高位,因會為他們的腦子向下看,便以為自己十分尊貴。好像我坐在寶座上,這寶座不能給我甚麼,相反是我令這寶座得到意義。若你是君主,便要坐在寶座上,沒有甚麼了不起。但很多人卻害怕失去座位,好像別人欠了他甚麼似的。因此那些人在位,便不斷聚歛搜刮,使自己的屋裡放滿沒有用的東西。

作為君主,應以人格的尊嚴去裝飾自己。所有外在的飾物,如王冠、項鍊等等,只不過是讓別人知道他是君王才戴上的。這些飾物本身不是裝飾,相反是君主去裝飾這些飾物。好像我們在街上找個乞丐,替他裝扮,要他穿上帝皇的衣服,戴上飾物,然後把他放在高台上,任何人看見都會大笑。沒有人當他是君王,因為他根本不像君王,他的樣貌及舉止不像,頭腦也不像,他沒有那信念、尊嚴與智慧,他完全不像君王。還有一個君王,他想穿一雙鞋子,外形像雀鳥一樣。我看見他這樣愚蠢,穿上這樣的鞋子,顯得十分古怪。這個君王卻愚蠢得不知道。

你們看到很多這樣愚蠢的事。對我來說,我完全不同。他們認為這些東西十分重要,要不斷聚歛。有一次有個男士來我這裏吃晚飯,他戴上花環,我問他為甚麼要戴花環,他說是自己買的,人有我有。我覺得十分可笑。在印度,只有神祇才戴上花環,即使有人被戴上花環,他戴了便立刻除下來。還有一位女士,在印度買了一個花環戴上,人們便大笑起來。印度人知道這分別,你不是神,不可以去買個花環戴在自己頸上,你要有這個本質才成。

一個在本質上便是君王的人,在他內裡會有羅闍拉希什米的祝福。她如何做?她對這人做了甚麼呢?首先她會把她的名字放在那人的心中,她會親手寫上。人們會崇拜他,欣賞他,希望他的本質也在自己身上。

羅闍拉希什米的另一個祝福,是她賦與那人一個特別的身體,這身體能發放生命能量。他不是那些自私的人,不會利用廣告去宣傳自己,吹捧自己。他的存在已表明了自己。在我們的時代,有很多這類的人,他們可能已不再活躍,別人不認識他們,任由愚蠢的人上台去領導他們。但他們的心裡有羅闍拉希什米寫上的名字,他們曾受到羅闍拉希什米的祝福。

作為一個政治家,一定要知道,他不是要去賺大錢,不是要去大肆宣傳自己,不會為自己的利益而令整個國家翻天覆地。他不用去殺人,槍殺那些反對他的人。他要知道,他的存在是要得到作為一個好人的聲譽。

好像君王羅摩(Sri Rama),他是只為人民求取福樂的君王,毫無疑問,他是一個十分好的君王。但當別人說他的妻子曾與羅剎魔羅伐那(Ravana)在一起,說他的妻子不純潔。他清楚知道他的妻子是完全的純潔,但為了杜絕別人的謠言,他把妻子流放在森林裏,以停止人們一切的壞話。

但你看今日的政客,他掌權後,他的兄弟、家人如何以此牟利,他的妻子如何以此掏大錢,人人都在背後說他只為了錢,把公款花在沒有意義的東西上,只管揮霍。人人都在背後這樣批評,但沒有人會在他面前說出來。因此作為一個君主,最重要的是他只擔心自己的人格是否完整,而且還要懂得寬恕別人。好像在印度有一個政客,他有六十五個妻子,這只顯示其人格的低劣。他要有很多女人圍著他,他擁有很多女人,以表示自己十分有權力。

以往的日子過去了。但我要說的是,那些不配受羅闍拉希什米祝福的政客,他們會被送到監獄去,會失去位置,會被人趕出去,或逃到西方去。他們的罪行會完全暴露出來。他們會勉強地做下去,表現自己是統治者,統治別人。但事實上,這只是一個徵兆,表示女神羅闍拉希什米的祝福已離開這個人。這些事情一定會發生,我十分肯定。

在霎哈嘉瑜伽,我實在感到稀奇,你們當中竟有人把自己當作政客,製造一群群的人,和這一群有甚麼溝通,然後又去影響那一群,這顯示你本身已失去了集體性。一個好的霎哈嘉瑜伽修習者,會把所有人都聯繫在一起,因他看到集體的光芒。製造集體分裂的人,對他及對別人都十分危險。現在你已進入神的國度,受到上天的祝福。當然你們要衣著整潔,舉止良好,做事有系統,有計劃。但在這一切之上,你要知道,你是霎哈嘉瑜伽修習者。你們是十分特別的人,你看在這世界上,有多少人能成為霎哈嘉瑜伽修習者?

你們都是十分特別的人,因此要把自己成為羅闍拉希什米的美麗工具,別人看見你都推崇你,明日你便可以管治世界。我不希望你們加入政治或脫離政治,我希望你們首先要得到羅闍拉希什米的祝福。然後你們才知道自己的國家有甚麼問題,你可以做些甚麼,你做事的目的是為了甚麼,你為甚麼要從政,你有甚麼計劃等等。

注意力由內轉向外,那些終日掛念自己親人,父親有病,母親有病,兄弟有病,這些人做不出甚麼事來。

印度爭取獨立的時候,我們放棄學業,放棄家人,我們都是十分年青的人。你們要知道,若你們想從政,首先一定要得到羅闍拉希什米的祝福,你要在自己身上建立尊嚴。我從心裡祝福,願這些人能在世上出來。

願神祝福你們。

Translation from Hindi:

Now what can I speak in Hindi.  You must have understood that.  As you can see, a lot of people from outside
have come, and wherever I go, they come with Me, […]

古哈拉希什米崇拜 Sydney (Australia)

霎哈嘉瑜伽婚姻和古哈拉希什米崇拜

1981年4月7日 澳洲雪梨

今天是結婚週年紀念日,我准許他們慶祝是因為婚姻在霎哈嘉瑜伽是十分重要的,婚姻是霎哈嘉瑜伽最重要的事情之一,你們應該結婚。首先,若你對婚姻有正確的觀念,婚姻時常都能給你平衡的理解;若你對婚姻有滑稽的念頭,或你只是為了好玩而結婚,而又不明白婚姻的價值,那麼婚姻對你只是一場遊戲而不是婚姻。在霎哈嘉瑜伽,你首先要真正明白婚姻的價值,它有什麽意義。今天幸運地我們將會有霎哈嘉瑜伽婚禮,你因此能看到我們如何依照上天婚姻的律法來進行及完成婚禮。

在澳洲以及其他的國家,我發現婚姻已經失去了它神聖的意義,人們不明白他們正做著違反婚姻的罪孽(sin),他們所犯的這種罪孽令許多代的人因此受苦。我們必須明白忠貞是婚姻的基礎。如果沒有忠貞,婚姻便失去了意義,若你未能忠貞,那代表你還不是人類,人類必須有忠貞。

就婚姻而言,我們確定問題已經結束,我們的選擇已經結束,現在我們選定與某人安頓下來,與這個人一起分享生活甚至私生活,所以你必須與這個人和諧配合,要互相了解體諒,忠誠對待對方。

現在,就如他們所說,婚姻是為了繁殖後代。你們是另一品種,你們是霎哈嘉瑜伽士
— 這是一種全新的意識 — 你們的婚姻會帶來高質素的孩子。很多偉大的聖人都渴望投生於地球上。若他們發現任何霎哈嘉瑜伽士的配偶是相親相愛的,在霎哈嘉瑜伽裡進展良好的,對霎哈嘉瑜伽充滿熱忱,那麼,他們肯定會透過這對配偶降臨在地球上。所以在此時此刻,這是既十分重要亦十分逼切的我們應該明白這些價值,霎哈嘉瑜伽婚姻的價值。

之前已經有很多人結了婚,但這些人不是有自覺的靈,卻以神的名義來結婚,這些婚姻怎會有效,怎會可信?若要以神的名義來結婚,他們必須是有自覺的靈。他們是不獲授權以神的名義來結婚。以註冊之名結婚又是另一回事,因為他們不是以神的名義,而是以國家的名義來結婚。若你要以神的名義結婚,你必須是有自覺的靈,亦應該明白婚姻的每一個細節,你在做著些什麼,為什麽要這樣做,要作出一些承諾。我們的婚姻制度是源自傳統的婚姻制度,也按照霎哈嘉瑜伽作出很多的改變,而我們曾經嘗試採用所有,也採用一些教堂及其他宗教的禮儀,但它主要是以靈量為基礎。

是向火元素作出承諾,在這個婚禮中,要對火作出承諾;因為火燒毀所有醜陋的東西,而靈量也像火一樣,因為它是唯一向上昇的能量,看!像火向上燃燒,靈量也是向上昇的,這就是為什麼靈量能與火相比。火是位於腹部的能量,那是正法(dharma),亦是宗教;霎哈嘉瑜伽士的宗教就是要保持在中央,不走向極端。一旦他們結婚,藉着對霎哈嘉瑜伽的理解,他們互相拉對方更接近中央,享受大家的共處 — 現在、現在此刻,當下此刻。

若已婚的霎哈嘉瑜伽士是明智的,平衡的,不互相批評,不專橫控制,霎哈嘉瑜伽婚姻可以是十分美滿出色。當一個霎哈嘉瑜伽士與另一個瑜伽士結婚,是有可能互相逐步提昇,若他們其中一個是較為專橫或負面,亦有可能把另一個瑜伽士拉下,是提昇或拉下就取決於你的質素。

婚姻在霎哈嘉瑜伽裡是很大的祝福,因為所有的神祇,所有天使都在觀察這些婚姻,他們要看到這些是成功的婚姻,但是若你還帶着過往的意識,仍想過著過往的生活,你會令這段婚姻失敗,那你會下滑至彷如動物般。若你與動物一起生活,連人類也可能變得像動物。所以霎哈嘉瑜伽士必須知道他們的意識已經改變,他們是不同的人,他們必須與霎哈嘉瑜伽士,而不是與其他未獲自覺的人一起生活。他們可以與其他人談話,但他們必須明白霎哈嘉瑜伽士的意識是在一個很不同的層次水平,若他們瞭解這一點,瞭解他們的意識是十分不一樣這個簡單的重點,他們就更易適應婚姻生活。

霎哈嘉瑜伽是沒有離婚,我們沒想過離婚,但沒什麽是可以勉強的,我的意思是若他們無法一起生活,這是一種遺憾。直至現在,仍沒有離婚出現。但人們是來自不同文化背景,他們有可能想合法的離婚。在霎哈嘉瑜伽裡是沒有離婚這回事,也不會勉強任何人。我們要明白婚姻是為了喜樂歡愉,若你無法享受,無法享受婚姻,婚姻就失去了用處。在霎哈嘉瑜伽裡,人們要保證能享受他們的婚姻,並能一起快樂的生活,這是他們在霎哈嘉瑜伽裡的義務責任。

就以我為例,我個人的情況,我的丈夫不是有自覺的靈,他亦不明白自覺,也不是個求道者,儘管如此…

 (有個孩子來了)(他想坐在我的膝上!)

…儘管如此,你看,我並沒有感到任何失望沮喪,我沒有強迫他,也沒有強迫任何人。我說︰「他會慢慢的看清楚。」

所以即使那個人,那個人沒有自覺也能處理得很好,亦能快活的生活。若你們兩個都是有自覺,這是最好不過,應是很享受的。但必須合乎霎哈嘉瑜伽的利益。若你有其他利益便會出問題,因為霎哈嘉瑜伽士不會容忍他的妻子或丈夫浪費精力在無聊荒唐的事情上,這樣新的衝突就會在霎哈嘉瑜伽與霎哈嘉瑜伽士之間產生,這永遠都不應有任何衝突,因為我們有很多方法途徑去找出我們出什麽問題。若我們有任何出錯,就要面對它,把它潔淨,我們不應嘗試潔淨對方的輪穴,而是要潔淨自己的輪穴,實際上,我們沒有放注意力在自己身上,卻把注意力放在別人身上。

此外,我必須說霎哈嘉瑜伽的婚姻會是最成功的婚姻 — 必須要是。他們會重新建立健全的婚姻基礎,這是毋庸置疑的。那些在霎哈嘉瑜伽內成婚的人明顯會是快樂的已婚配偶。一旦他們結婚,便會立即受負面能量侵襲,因為這些負面能量不喜歡看到人們有愉快的婚姻,他們會盡力把問題,在開始時把糾紛混亂帶給他們,要看到這段婚姻破裂。一旦你被他們誤導,便會破壞擁有好的自覺的靈的機會,因為他們不接受這種狀況。若你開始時已經有爭吵,這也不是好事,因為你會在他們的預計下下跌。

所以你必須很有耐性,很溫柔,善待對方,要看到你創造了邀請這些偉大的靈來到地球的氛圍。若不是這樣,他們便要等待,不會降世,因為他們不想有吵鬧的,打架的,互相猜疑,互找麻煩的父母。

現在,我們要知道霎哈嘉瑜婚姻有一個明確的原因,不是出於時尚潮流而結婚,結婚是因為你想擁有有自覺的靈的孩子,讓他們來到地球上。我們要給他們一個場地,以父母的身份來迎接他們。若你不明白婚姻的價值,最好還是不要在霎哈嘉瑜伽裡結婚。最好不要傷害霎哈嘉瑜伽。在霎哈嘉瑜伽只有一個snag,就是你們都是同一位母親所生,你們全是兄弟姊妹。若你們之間要結婚,那就有點滑稽了,兄弟怎能與姊妹結婚?現在,我們可以這樣說,我要說最好你們不在同一社區,而是在另一處結婚。至少雪梨的霎哈嘉瑜伽士該與墨爾本的霎哈嘉瑜伽士結婚,至少要像這樣有點距離,那麽便不大像兄弟與姊妹結婚,這樣會較好。

我曾經看到,這樣也產生更多矛盾衝突,因為他們仍然有他們是來自墨爾本而另一個來自…的想法,(你們怎樣稱呼它?) — 雪梨。(我就是不能告訴他們) — 雪梨。現在雪梨和墨爾本不該再有衝突。因為一旦他們開始爭吵,他們會說︰「噢!你這個墨爾本人,我就是知道你會這樣。」

而她會說︰「你這個雪梨人,你就是這樣。」

你立即變得像這樣,開始為此爭吵。你必須知道自己不是雪梨人或墨爾本人,你只是霎哈嘉瑜伽士。霎哈嘉瑜伽士沒有種性,社區或任何種族,或任何宗教,或任何國家的界限。不管你是來自那個國家,你是霎哈嘉瑜伽士,是普遍的存在體 — 你是。你能感覺到任何坐在這裡的人的生命能量,不管他是來自夏威夷或來自美國,都不要緊。

所以,一旦你能感覺任何人,即是說你不再屬於任何社區,或任何特定的國家,你是宇宙普遍的存在體。我們就是要變得這樣。我們要創造更多宇宙的存在體。為了加快速度,我們要令這些偉大的靈來到地球上,這是份十分重要的工作。他們必須在這地球上,因為他們是這上天的工作偉大的管道。一旦他們開始降臨地球上 — 那些真命天子 — 速度便會加快,這是那麽偉大 — 你不知道,這會是很快速突發的霎哈嘉瑜伽爆發。你會驚訝於怎麽這些人的降臨,能令成長的速度那麽快。我們要嘗試作出這種安排,讓我們能得到這些人真正的祝福,就是他們降臨這個地球。這是很重要的。

所以我請求你們以新的角度,新的想法來思考婚姻,這樣你才能真正明白婚姻的價值,才能有成功而不是失敗或荒謬的婚姻。失敗或荒謬的婚姻是一種罪孽,因為你是在有自覺的靈面前結婚。

這是與其他人結婚時說「剛結婚」不可同日而言,他們在汽車上掛上「剛結婚」這個名片 — 而他們卻步入離婚。霎哈嘉瑜伽沒有這種事 — 這是嚴肅認真的事情。若你對婚姻還未夠嚴肅認真,若你對婚姻有期望,最好不要結婚,沒有人會強迫你結婚,只要說︰「不,完全不行,我不要結婚。」若你仍然像這樣子,你會真的以最差勁的方式傷害霎哈嘉瑜伽,就像在背後刺霎哈嘉瑜伽。

若你不想結婚,你是沒有必要結婚。相反,最好是很多想生孩子的夫婦結緍,那麽他們便能生下一些偉大的人。若你只想著要調節,對婚姻生活有各種陳舊古板的想法,最好還是不要結婚。這是新的上天神聖的婚姻,為此你必須準備就緒去接受美麗和祝福,而最重要最重要的是去接受它根本的意義。

我希望你們明白霎哈嘉瑜伽強調婚姻,我們不相信禁慾主義,不相信逃避家庭生活。我們相信家庭生活是最重要的,我們要在地球上好好建立婚姻,我們要看到偉大的靈在這美麗的上天愛的巢穴裡出生,我們要持之以恆,不逃避擁有十分好的婚姻生活。我希望你們所有人都會有十分好,十分快樂的婚姻生活。那些還未結婚的人,我希望你們也會有十分快樂的婚姻生活。

現在我已經結了婚…我想有三十六年了,今天我的婚姻,雖然已經過了那麽多年,我仍然感到我是我丈夫的新娘,因為我們都是過這種生活很有智慧的人。當然生活有起伏,但我們最終仍感到婚姻生活是很不同的生活。他今天寄來很漂亮的信件,感謝你們對我那麽仁慈親切,也感謝你們對他那麽仁慈親切。

所以我們要有崇拜︰今天你以我古哈拉希什米(Gruha Lakshmi)的形相敬拜我。作為你內在的古哈拉希什米,那也是很基本的,敬拜我的古哈拉希什米形相,因為你們的古哈拉希什米都出問題。那是左臍輪,我希望這樣對你會成就得較好,我們開始崇拜。

在這個簡短崇拜後,我們會作女神火祭(devi havan),到目前為止,我們還未有做過火祭,這是很重要的。不管如何我們都要好好處理它。我們要唸誦千個名號,這會是個好主意。

19:00

崇拜開始

印地語或馬拉地語對話
19:38 還有誰要結婚?你也結婚?這兩個吧,你也來吧?請來吧。

20:07你怎能坐在這裡?你能攤開些什麽?你有拿一些東西來攤開嗎?…這些都是很輕巧的東西,啊?很輕巧,你可以拉這個,我想這較好。現在我們不會坐在這裡,所以你可以把這個全拉出來,為什麽不把它在這裡攤開?不,不,這還好,不,這可以,這樣較好,把這個拉出來。

21:18這較好,對,現在所有人坐下。(印度語/馬拉地語)

21:48對,好吧,來吧,坐下。現在,還有誰在這裡?她走了,你可以坐在這裡,你可以移到這裡,你要明白,只把這個與這裡連接,看,她能移動它,她能移動它,明白嗎?現在足夠了,沒問題。來這裡坐,對嗎?現在,你想要多一個?只把它放在…對,現在較好,好一點了,你把它像這樣伸展,這個較好。(印地語/馬拉地語)

25:37 這個很短  — 不太長,對嗎?首先是格涅沙崇拜,告訴它的意義。(印地語/馬拉地語)。他們應知道它的意義。

26:23這是 — 我已經告訴他今天說出來。這就是我們曾經說過,很簡短的描述基督。這是很短的描述。祂就是,祂的各個面向都很簡短的被描述,再次很短,非常短。他會讀出這幾件事,並向你解釋,在你為我清洗時。

26:49 開始唸誦格涅沙頌(Ganesha Atharva
Sheersha)。

27:10 (瑜伽士︰我們現在在這裡以主格涅沙之名敬拜主耶穌基督。祂理應是所有原理的精粹的總體,祂是總體 — 錫呂‧瑪塔吉︰原理,一切原理 — 瑜伽士︰一切宇宙的原理 — 錫呂‧瑪塔吉︰Tattwa(原理)

瑜伽士︰tattwam asi,即是一切宇宙原理的總體…祂理應是kartasi,kartasi的意思 — 錫呂‧瑪塔吉︰作事者。

瑜伽士︰祂理應做所有的事情,是祂在做所有的事情…接著他說twameva kevalam dartasi,意思是祂是…

錫呂‧瑪塔吉…支持。所以祂是支持…是祂帶走所有問題。就是祂,祂吸走宇宙的所有問題…Brahm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