鍚呂‧瑪塔吉女士向香港霎哈嘉瑜伽士的講話 Hong Kong (China)

鍚呂‧瑪塔吉女士向香港霎哈嘉瑜伽士的講話全文
香港銅鑼灣柏麗酒店
2001年12月18日
 
 
聽到大家唱起那些在世界各地都被頌唱的歌,我內心真的感到高興!現在你們已經成為整體的部分。霎哈嘉已經傳遍了世界。在美國時我意外地發現在九一一災難事件中,三百名霎哈嘉瑜伽士逃過大難。我們沒有失去任何一人;最難得的是他們有些人遲到上班,有些人及時逃奔到地面,有些人正開始奔往另一方向,而他們正好全都是霎哈嘉瑜伽士。在那麼多在美國遇難的人中,沒有一個是霎哈嘉瑜伽士。試想想,上天靈性力量對你們的照顧與拯救是多麼的可貴啊!
 
……你們全體,尤其是中國人,都應到這裡來。我感到你們會大有作為!我們早已有「道」的傳統。我不清楚你們之間有多少人曾練習「道」,你們有嗎?誰啊?其實他是──道──是霎哈嘉瑜伽的修練者。他 (老子)以極其動人的方法描述我們的精神狀態與問題,你若能閱讀一下那些典籍,便一定能明白我所說的。有些人不肯習「道」,而使「道」成為了爭論的理論而矣;現在道家復興了。我曾聽說道家已被中國接納。若他們能習「道」,我們便也能習「道」,我們都屬於道家。在共產制度下,許多宗教信仰都被制止,故此我們可以回歸道家,也可自稱為道家信徒,而中國政府對此會無異議,而他們其實也仍在尋求!
 
另一件事我感到意外的是和李先生[李鵬]有關的。我想他是( 曾是 )中國的總理;[很久之前 ] 他曾和我合照,所以奧地利的練習者便有那張照片。那次他出國公幹,有些霎哈嘉瑜伽士前往見他,並向他展示那張照片,他說:「對!我記得這位女士,她非比尋常!」我不知何故他會這樣想,但他說:「我很想知道她怎麼樣了!」他們說:「她是我們的師傅,她這麼這麼,她為我們作了這些…」他十分感動,並指示他的文化事務參贊前往會見我,因為他自己太忙了,而我也並不在那裡,即使他們是共產黨員,他仍堅持他們必須見我和了解一些關於我的事。後來他終於來了見我,……他閉上眼睛,而他(的靈量)往上昇,我便把一切告訴他。他告訴我「道」於本國存在,他對此是那麼尊重,約好了十時見面,他九時半便來了──他還說在中國,人們對宗教信仰產生了許多誤解,他說:「我們曾相信共產主義,現在我們已經逐漸步向民主,我們至少希望做到……你教我們吧。」我說沒關係,便讓他得到自覺,而他現今仍在中國。他叫什麼名字?若你往中國去你可前往與他會面,他已在那裡開始了一個小組,並努力著呢!
 
我也希望能在中國以外的地方會見李先生,我肯定一切都會完美地實現。我最喜歡中國人的地方是他們非常謙虛,並十分懂得如何尊重。我亦曾出席過他們的婦女會議,他們只派出了三名男孩子,他們安排了一所優秀酒店的整層樓給我們下住,真不明白他們何以安排這樣多東西,他們還送來兩輛車子,一輛給我的輪椅用,一輛給我用。
 
而這些男孩還為我到處奔波,領我到不同的地方──他們實在非常非常令我親切!
他們其中一人說:「母親,明天我不能來了!」
我說:「怎麼了?有事嗎?」
「我明天要結婚了!」
我說:「你明天要結婚,這些天來你還陪著我?!」
他說:「對!我十分享受這段好時光哩!」
 
你看,即使我在那裡參與會議,中間沒有時間相聚,我到達機場時他們也來了,時間緊逼,他們眼睛還含著淚……他們實在是非常,非常善良的好人啊!然而他們也受了許多的苦!
 
然而在這裡(香港)你們的處境好多了,我的意思是起碼這裡仍然民主,人們應能循正道發展。而你們之間某些霎哈嘉瑜伽練習者迷失了,我為他們感到婉惜。他們實在是愚蠢!有許多事他們都不明白,我是說,他們只想靠自己等等?……而你們卻必須與主體聯合──若你不與主樹幹聯合起來,你又怎能昌盛繁榮呢?我知道他們是誰,他們在幹什麼和出了什麼問題──那些我全知道!他們不知道為事情下決定,實與他們毫不相干。然而他們仍比較幼嫩,首次接觸霎哈嘉瑜伽,而且,我想他們亦受到很大的試探!
 
所以我們必須更努力傳揚霎哈嘉瑜伽!幸好現在有些霎哈嘉瑜伽士與布殊先生會面,他得到了自覺。布殊先生深深被打動,他也常常給我來信。他告訴我他希望能閱讀一些有關的書籍,我告訴他有時他在下決定時三心兩意時該怎麼辦。他說他在靈性上準備不足,而戰爭已經爆發了!我給他寫了一封很好的信,告訴他必須鬥爭,如果他能在靈性上作好準備,他便有更高的勝算!……而當我到了美國時,他們正處於愁雲慘霧之中。他們安排了接待我們,布殊更派了二十五個人來見我,他是……總是擔心我的安危,總是對我十分照顧!我給他寫的信裡的內容,他總是用於他的演講詞中,許許多多我所寫過的字眼都被他重覆引用著!
 
事實上,我遇見過許多處於高位的人士……而他們亦認出我,像在印度,一位內政部長對我極為尊重,他來到我家,得到自覺。而我們在澳洲那邊也有一位首相〔紐西蘭的大衛‧蘭格〕也來參加。在印度,我們有一位政要名為Bal Thakre,他是位既優秀,又強壯的好人,他一直反對某些伊斯蘭組織做反對印度國家的事,而那也是事實,而他們的確存在。他常常說你們要小心穆斯林,他們在不斷改變別人的思想信仰,製造了許多問題。……他是那麼友善與親切,然而人們以往卻說他是無神論者;他是除國家元首以外位於最高位者之一,卻是對我那麼親近──那次他乘直升機到我家來,那直升機把一切都震動得厲害,我問他:「你為什麼坐直升機來,而不坐火車或汽車呢?」他說:「啊!不行!我為你準備了很特別的花,若坐車來太慢了,那些花便會凋謝了!所以我坐直升機來的。」他在我面前是如此謙虛,然而他卻是出色的演說家,久負盛名,在印度十分受人尊重。
 
現在一個新的體系開始了,在印度有一股龐大的轉化趨勢,尤其是窮苦的穆斯林,被引進了這陷阱(他們覺得……尤其是與伊斯蘭教組織的戰爭?)──而且,那些人在未受教育的情況下受訓練,對他們所作的一切皆一無所知。我們在這兩種社會之間有著縫隙,然而在印度某些穆斯林卻是理智的;他們也有些成了霎哈嘉瑜伽練習者。有二十五位年青穆斯林在印度,他們被喻為失落的一群。「母親,請您拯救他們!」但他們是激進的,他們有些人是非常、非常激進!好吧!我會試試的。
 
有一件令人興奮的事:在非洲有一個叫貝寧(Benin)的國家,也在象牙海岸等地……那裡有七個國家曾被法國統治,他們都是穆斯林,卻都成了霎哈嘉瑜伽士。我問他們:「為何你們不隨法國人成為基督徒?」「因為法國人既放蕩又不道德,所以我們覺得還是當穆斯林比較好!」現在他們已經有二萬名霎哈嘉瑜伽士了,還繼續會有更多哩!
 
像你們所見,即使虔誠的教徒還是會誤導和愚弄別人的。他們都受過高深教育。其實連象牙海岸的總統也是修練霎哈嘉瑜伽的;那位總統本身正是霎哈嘉瑜伽士!你們能想像在各國事情是如何成就的嗎?這是世人都在尋求真理的時代。他們希望知道真理,所以霎哈嘉才會在每個國家的每個地方如此迅速地傳開。無論你到那裡都會見這現象。人們已經受夠了錯謬的歪理。我發現幾乎在每個宗教中都有人在製造出謬思與小組,然而如果真理在你裡面,你便不會被分裂出去,所以他們便製造出錯謬的理論,就好像……和嘗試製造這些異端小組,而這些小組現在成為了極端分子,並到處製造戰爭與殺戮──我是說,殺戮成了他們之間僅存的東西,他們把《可蘭經》完全誤解了!
 
有一本很好的書,由Javed Khan寫的,叫《可蘭經的啟蒙》(The Koran Enlightened),你們有人讀過嗎?我告訴他這些觀念完全是錯的。現在他們說《可蘭經》是喚醒靈量的意思。你們都已經得到。這宗教其實是和神作對的,他們卻正正是這樣。
 
感謝神靈,當我前往美國時,戰爭已經很快結束了。我告訴他們上天的事……他們的理念是我們必須純潔,那些成為穆斯林的是可能的……,認為那些非穆斯林該被屠殺,正因如此他們不斷殺戮。我真希望他們能明白靈量正在世界各地作工,而他們也可因此而拯救自己。他們如此激進,又如此著眼於權力,根本不會了解。……然而這事震撼了整個世界,現在我真要感謝神靈讓這戰爭結束,而人們都要承受那戰爭後的禍害。
 
故此在霎哈嘉瑜伽裡我們要避免成為激進派,我曾在霎哈嘉之中見過也有人成為激進派的。我們應反對極端狂熱主義。我們是自由人,都得著自覺,那是你靈性上的重生,而你不應受任何東西限制,你不會做任何錯事,所有不好的東西都會自動消失,別人不用對你說:「別做這,別做那……」一段時間過後我見所有霎哈嘉練習者都自然沒事,且回復理智。有些人即使離開了,我也肯定他們會回來。因為,你看,我們始終有著靈量,她就坐在那裡,任何時間升起,把他們的行為修正,這在任何地方都會發生。有些人來參加霎哈嘉瑜伽,一段日子後他們便會消失,然後又會回來。但他們一旦來了,他們便常常出現,那就是霎哈嘉瑜伽發展的方式。
 
我非常高興看見你們也在支持著香港的霎哈嘉瑜伽。我非常肯定她會好好成長,尤其在中國。我真為此感到高興。你們要多為中國努力,因為這正是「道」所帶來的訊息。我認為這並非全新的概念,而我所作唯一的事是把她建立為一個大型團體,大型的社會運動。就是那樣了,這都是一樣的。
 
所有這些偉大的蘇菲派、聖賢、神聖的化身都說了同樣的話:「尋找自己,尋回自己,認識自己。」他們所說的全都指同一樣東西,我所說的並非新事。只有一件事,我能把事情成就,這就是了。
 
故此這正是我們需要成就的,要向別人談論,告訴他們……有一件事令我驚異:當我們乘搭國泰航空時,Avinash開始和那些空中小姐及其他人談論,他們一位一位到我面前來,都說:「你是一位十分有力量的人……。」這些那些什麼的,而他們都得到了自覺。
 
就是這樣它被傳開去了。我們必須告知各人,告訴他們而不害羞。我所見的那些人,到處傳揚他們的導師──而那導師卻是惡魔或類似的東西。然而他們總是不斷的去傳揚。我們也應向他人宣揚真理,而你們也必須認識真理。去吧!去傳揚吧!
 
當然也有只會批評的人,那不要緊,那都是虛妄錯誤的言論,將必消逝。
 
看見你們都聚集在這裡,我真感到高興。再次鄭重地向各位道謝!
 
(眾人獻花及致謝)
 
你們知道嗎?那些你們放在我房間裡的花自己開得十分十分大,知道嗎?在卡貝拉我們的花園裡長出了一個大南瓜,有十三公斤重,整個村裡的人都來看那南瓜哩!
 
謝謝各位,祝大家愉快!
 
 
 
                                                        
 
 
 
*請注意,內文部份以……代表錄音雜音太多難以辯認。
()內表示筆錄者個人註釋。
H.H. Shri Mataji Nirmala Devi […]

克里希納崇拜後對新娘的忠告 New York City (United States)

克里希納崇拜後對新娘的忠告 美國哈祖納哈雷
2001年7月30日
鍚呂‧瑪塔吉女士講話摘要
 
 
這是十分美好的事情,看見你們很多都十分快樂的樣子,正憧憬著美好的婚姻生活。
 
我要告訴你們,婦女可令婚姻快樂或不快樂。她應該知道如何處理狀況,並明白這是愛的問題。若你心裡有愛,你可以贏取任何人。
 
故首先你要想想,以溫柔的態度表達你對你丈夫及他的家人的愛,要去控制自己,使他們不會因你而傷心,丈夫也不會因你而難過。
 
有時你或許不喜歡某些東西。此時你要保持沉默,之後你可以把它糾正,但最好的是如何愛你的丈夫,你如何照顧他,你如何想辦法表達你十分愛他。
 
這有時並不為人所了解,有時新娘子會想自己一旦結婚,「我們便可以要求這個、要求那個。」不應有任何要求,任何種類的要求。但若你長進得好,那愛會照顧你,給你所想而又是需要的。
 
你不用開口說:「給我這個,我想要這個。」不用,完全不用這樣。你表現及付出的愛,將會是最大的價值,給你一切所需,無論是什麼需要的。
 
但你們不應開口,這是秘密。不要開口要求什麼,或許他會埋怨:「你什麼也不對我說。」這不打緊,任何合適的也不會打緊。
 
你看,你要建立你丈夫的自我尊嚴。你要尊重你丈夫的自我依靠,這全是你要做的……因為你是那給予支持的人物,事實上你就是他的能量。你便是那個用你的愛及注意力完全充實他的生命的人。
 
若你如此決定,你便不會著眼細微的東西。你不會費神在細微的東西上,諸如他穿著什麼衣服,他做了什麼。因為他來自不同的家庭、不同背景,他有自己的處事方式,故你不應在這方面批評他……也不應預期你所想的完美地步。
 
你應該容許他去表現自己。若你發現有些地方十分錯,當他靜下來時,你才靜悄悄地告訴他,使他明白,這決不會令你屈就丈夫。相反,他會變得遷就你。他會嘗試令你快樂,令人歡喜,因為你們是霎哈嘉瑜伽的配偶。這並不是一般的婚姻。霎哈嘉瑜伽的婚姻是指兩個得到覺醒的靈結成夫妻。那些達至靈的人才結為一起,無論在什麼情況下配合,對你來說應是最大的享受、愛、平安和祝福。
 
或許有些地方和你的不同,這不打緊,這不重要,這都是表面的事情。若有甚麼地方你可以做而令對方歡喜,最好就做,因為他會有回報,照顧你,使你歡喜、快樂、充滿喜樂。
 
若他們失敗,不能把自己適應過很合適的婚姻生活,這樣我們也是容許離婚的。
 
但首先是妻子的責任,我個人認為,妻子要製造美麗的家、美麗的居室、美麗的孩子。
 
婦女若是認為自己在家中工作十分辛苦,自己應多點休息,應多點外出,以及諸如此類的,丈夫也會覺得自己工作太辛勞。問題是永不會想到自己,想到對方,他做了多少工作,他付出多少努力,他有多少時間。若你這樣想,發自內心,你會明白他的難處,問題便再沒有了。但若他同樣只為自己,也同樣是錯。
 
故此要互相體諒,你們要證明霎哈嘉瑜伽的婚姻是最好的,能帶來最大的喜樂、最大的快樂,以及最大的道德。在此點上請謹慎。若你嘗試婚後不忠,我便沒有可能容許你這樣結婚,因為你會給我壞名聲,十分為難……嘗試製造美麗的婚姻,使其他人也可享受。若他們是快樂的配偶,每個人都可享受他們的同在。否則,便是某人埋怨這個那個,沒有人喜歡和這些人說話。
 
把所有這些都脫離你的家庭生活,要在你能力之內給予喜樂。我憧憬你們的婚姻生活,過著十分、十分快樂的日子。
 
願神賜福你們。
H.H. Shri Mataji Nirmala Devi […]

母親在壽辰慶典中的講話 New Delhi (India)

Birthday Felicitations. Delhi (India), 20 March 2001.
Sir C.P.’s Talk:
I recall that one day in 1970, She told me, She said, ‘I’m now going to devote Myself to Sahaja Yoga.’ I said, ‘What’s that?’ But She said, ‘You know, I want to promote a movement of tranforming human beings.’ So I looked at Her in amazement…. I said, ‘Transforming human beings? Are you sure.’ She said, ‘Yes, I am.’…
She began with a small number of Sahaja Yogis and the number has grown and what a wonderful gathering we have here now…. […]

交流会第一天 内省与静坐 (England)

内省与静坐
由于有一些情况 今年我想我们将不会 在英国有公开讲座改变了我们活动计划的情况我们必须立刻知道在这所有的改变后面是有一个目的存在的并且 你必须立刻以一颗开放的心来接受它上天想要我们做出改变假设我正走在路上人们说 您迷路了 母亲没关系 我从不会迷失因为我与我自己在一起但关键是我必须 要走访那段特定的路我必须要这样做这就是我被认为不该走那条路以及我迷路的原因如果你有这样一种理解如果在你心里有这样的满足那么你将发现生活比你预想的 要有价值的多得多现在的状况 我在想原因是什么为什么今年我们已经明确决定要举办公开讲座而我们却不能有公开讲座呢理由是我们必须要加以稳固在一棵树 一棵 生机勃勃的树的生长中刚好它会沿着一个特定的方向往上生长到某一点直到它不得不改变原因是没有太阳照射那边或者也许水不能到达所以它们开始改变同理 一个人要 明白我们是在上天的手中如果某些计划被改变它反过来让我们反思那么这个的原因 就是我们必须稳固下来霎哈嘉瑜伽士的稳固 是非常重要的要使你自己稳固下来首要的事情是你必须内省你必须内省 向内反射光自己察看自己目前为止 你为 霎哈嘉瑜伽做过些什么你进展到哪里 你已经前进了多少你还需要走多远 你内在缺乏的是什么你会感到意外当你用这种不偏不倚 的态度开始审视自己不为自己辩解 不抱怨任何亡灵也不需要归咎于你内里的附体或任何其他人 如果你开始审视自己你到底哪里出了错使你不能让自己好好的稳固下来你会感到惊讶有一些必须要被纠正的问题仍然一直残存着现在你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些问题在灵之光的照耀下 你可以清楚地看到这是我的错我注意到一件 最有意思的事情是霎哈嘉瑜伽 始终布满了某种幻象这种幻象就是无知有时候是彻底的无知有时是部分的 当你进入霎哈嘉瑜伽你得到祝福 你被祝福也许你的家庭被祝福孩子被祝福 你的身体获得一些好处在经济上 你得到工作 你挣到钱你获得了某种独特的 奇迹般的东西现在人们很深地 迷失在这些成就中并且开始漂浮认为 看 这就是 我们已经得到的祝福我们不用再多做什么认为到目前你所做过的一切你已经得到了足够多的回报并非如此 这只是 对你到来的一种支持以使你的信心可以被完全地在霎哈嘉瑜伽中立足下来特别是 你应该认出我 知道我是谁但是如果你继续这样漂浮或许一些祝福结果会变成诅咒你或许会感到 一个诅咒已经来临并怎样在错误的路上前行对一些人来说 需要花一些时间去体验感受到祝福 举个例子通常按照现代人的想法我们认为得到 更多的金钱是最大的祝福所以许多人得到了它但实际上 不是这样获得你内在的平安达到旁观见证的状态知道你的生命能量状况稳妥在升进中始终保持在中间这是真正的祝福因为获得这些 你就拥有了其他一切完满要在你的内在洋溢着完全的喜乐时才成为可能毕竟一切只是为了获得喜乐感受喜乐 它不是终结如果是的话那些有钱人 那些身体健康的人那些所谓成功人士他们应该已经拥有幸福和平安了但他们并没有他们在受苦 他们非常痛苦他们以某种方式 在毁灭自己日复一日 因为 他们恨他们的生活他们不能忍受它 他们不明白为什么他们来到这个世界上所有降临在你身上的祝福所有发生在你身上的改变所有这些向你敞开的新领域你必须知道它们 都是为了你的好处每一样都是为了你的福祉你的福祉就是你的升进不是其它 而是你的升进其它的都没有用没有结果一旦你明白这正是你要在生命中去达成的 去享受的那么就会实现如你所见 霎哈嘉瑜伽它是慈悲与爱 它没有很多限制你的进展取决于你自己只有你的灵会指引你没有人总是劝导和纠正你留待你自己去认识自己去省察自己 去成就出来其中一个准则应该是我为霎哈嘉瑜伽做过些什么我为母亲做了什么理解这两件事情是非常重要的哪怕我能为霎哈嘉瑜伽做点儿小事也是重要的如果你是智慧的 你会明白能够为上天工作是件最伟大的事情目前为止这是人类 参与的最重要的事情是人类可以有机会 参与的最高级别的事业多么大的机会你或许会说母亲 我们是平庸的我们不好 我们是不行的可是你被拣选你被拣选一定是 由于一些与你有关的东西你可能还没有看到在你之内要将神的 伟大工作成就出来的那部分所以你要找出 并发现为什么我被霎哈嘉瑜伽所选择我能在霎哈嘉瑜伽里做什么我可以在霎哈嘉瑜伽里成就什么这会不断地提醒你我已被霎哈嘉瑜伽拣选我想积极参加霎哈嘉瑜伽设想某人没有钱他期望霎哈嘉瑜伽应能给他钱应该有工作 应该给这个 给那个应该有孩子 有好的健康所有那些有那些期望是可以的但是我为霎哈嘉瑜伽作过些什么这是要内省的另一点非常重要的是要明白我们一定要为霎哈嘉瑜伽作些事 不是金钱不是工作 不是去想 不是任何一种支持但其中最重要的是 你令多少人获得了自觉你要数算 你有能力给多少人自觉你跟多少人谈论霎哈嘉瑜伽你或许觉得你 令一些人获得了自觉他们来了 又消失了这不要紧 他们最终会来今天你对一些人尝试 他们会迷失明天再试 你应坚持不懈的为此工作如你所知 我在英国工作非常努力我来英国 本身就是预先决定好的有一种需要令我来到这里以使这心 更好的工作但心却在昏睡你知道这点 并且这昏睡的心还有各种的问题但这些年来 我一直在努力每一年 我挤出时间 用于霎哈嘉瑜伽士为他们的问题 为霎哈嘉瑜伽为他们微小的问题为他们所需要的各种帮助每一样我都尽力去完成直接的 或间接的 你们都被祝福作为霎哈嘉瑜伽士你怎么样你们是圣人 你们 一定见过我有一张照片非常有意思 照片中你们都被证明是圣人你们见过那张照片吗还没有 最好看一下 让我们看看这照片在我的盒子里我想 是的 你们都被证明是圣人是被上天 不是被 红衣主教或任何人那么所有这些圣人在做什么被教皇人为地认可为圣人 是一件大事你知道的 何况你是 被全能的上帝认可的人你怎么样 你仍忙于你的工作你仍忙于小之又小的事情你仍忙于你的小日子和小家庭作为一个圣人 有一句梵文Udhara charitonow yesudeva ukutu是说对于具有慷慨本性的人意味着是一位圣人他将整个世界作为 他自己的家庭你是否仍在担忧你自己的家庭那么你还没有意识到你的神圣一个圣人不只是担忧自己的妻子自己的孩子 自己的房子他挂虑整个世界作为霎哈嘉瑜伽士 你是强大的存在体你是非常有力量的人我们在整个世界都有问题你非常了解这一点你不必成为伟大的学者或成为某种政治家 或什么人物但你必须警惕这些问题这些在烦扰这个世界的问题你一定要 你不能只生活在你作为圣人的自己的世界里现在我处于纯粹喜乐中这不可能 你不能只在纯粹喜乐中你要知道 你必须活在这个世界里而且你要知道 这个世界存在的所有问题你也要考虑这些问题而不只是自己的问题母亲 我怎样才能做这个我怎样才能做那个你要挂虑整个世界你要思索 这世界正在发生着什么这世界的问题是什么你对此负有责任不仅如此 你还要祈祷祈祷中你一定要说母亲 请解决这个问题以集体 以个人 你要将你的注意力从自身从你小的生活 转移到更广大的事物你是一个圣人 你必须想到请求上天的帮助是你的义务所有这些问题都应被解决这就是你被拣选要做的工作你请求你要将工作成就因为你知道 我是无欲的你要渴望它 你请求的都会完成母亲的保护 慈爱与慈悲与你在一起但你一定要照顾这世界显示出你的关心 不要只以有限的方式活在有限的范围像英国人认为 这里是英国好的 英国的问题 就是我们的问题不 你的问题要扩展到所有的有霎哈嘉瑜伽的无论什么地方你要挂虑所有的问题我们正在说 澳大利亚有些问题那里有个人非常麻烦你要处理它 鞋打那个人使其妥当你的领袖会说要鞋打谁 将其解决不论问题在澳洲 或在美国 还是在印度不论在哪里你看到有关于 霎哈嘉瑜伽的问题有对霎哈嘉瑜伽的攻击你们所有人都 应放注意力并将其解决你们看见有些问题普遍存在我们看到美国 现正变得愚蠢可笑或无论你可能怎样形容它你要将你的注意力放在美国你要伸展你的注意力向外不是内 不只担忧你自己你的家庭 你的房子和你的孩子你一向外扩展你的注意力你的问题就会在家里在细微处得到解决你一定要放注意力在外界现今有了电视在哪里我们起初说不要看电视因为作为霎哈嘉瑜伽士 看电视是无用的当他们看电视他们只是被卷入但目前有重要的事情在发生你可以自己看看这些你可以浏览一下 世界的问题是什么你可以自己看看 你要将注意力放在哪里你应该意识到 你的品性不是会被 完全卷入到非常小的领域的你这样的人格 应是进入到宇宙所有问题所有存在的问题之中你会惊讶于 每件事都以集体的方式成就当你在这台子上你可以亲眼看到 所有的霎哈嘉瑜伽士都在他们的头上 得到了生命能量你们都想看看 看看吧你们都坐在Ganapati所以向外延伸你的生命能量向外伸展你的注意力你将会惊奇你身上所有其它 愚蠢的问题都会结束现在看一看 让孩子们先看只是看 你们都有生命能量所以对待我们自身的态度要意识到我们的荣耀我们自身的位置知道我们都是圣人 我们到达了一个阶段我们在最高处现在我们成为了光我们要将光给予其他人如果你看过圣经基督说有件事情是非常重要的你不应将光放在桌子下面 就是这个意思你一定要将光放在高处那就是指你要将你的 光放在一个非常高的点将其他人照亮 这是双向运作的如果你开始明白你是什么 你要去认识到什么什么是你的位置 什么是你的力量在霎哈嘉瑜伽你已经达成了什么对于霎哈嘉瑜伽你应有什么回报什么是你必须 要给予霎哈嘉瑜伽的霎哈嘉瑜伽 是如何令你有才能那么棒 那么好 你够正直吗你的行为得体吗你在做所有这些必要的 正当的事情吗因为那只有你才能做你们是一些有着 非常非常特别的能量并且与灵性生活 有着特殊联系的人如果你的行为 与其他普通人无聊的人一样将自己局限于家庭你的孩子以及 先前荒唐的生活你将会迷失 失去自己 失去每一个人问题要比你知道的多得多你要能理解到这一点母亲已经令我们成为瑜伽士我们是圣人 我们 一定要向世界展示这正确的道路她已经告诉我们 我们是光我们要让人们看到前行的道路怎样走得更深远而不是好像每个人都是问题好像在一个 非常非常小的漩涡里不停的转圈 转圈 转圈怎能这样我已告诉你们很多次看看那些假的导师他们没有生命能量他们不知道关于 昆达利尼的任何事不知道关于 霎哈嘉瑜伽的任何事但他们做那么多而我们在做什么我们仍旧挣扎于我们自身挣扎于我们的问题挣扎于我们自己的想法我们的小肚鸡肠现在是你要去明白是你要对自己做出决定是你自己的愿望是你自己的大小 你的宽宏大量这些都要向前一步 省察自己你有怎样的才能你能做什么 人们很容易说哦 母亲 太多了 我对此无能为力或有人说 母亲我正忙家里的事儿或有人说 我正忙于我的孩子你来到霎哈嘉瑜伽是为这个吗我给你自觉是为这个吗所有的祝福给予你是为这个吗所以令自己 稳固下来是非常重要的你可以清楚地看到为什么我们没法有公开讲座是因为我们真的 需要在英国稳固下来可是我已经在英国生活多年人们把我在这里 看作是理所当然的因为我在这儿 因为我待在这里如果我们去机场 他们便觉得完了我们已经做了所有朝圣的事情你已经来过机场 见过母亲 可以了见我有什么用处 什么是我已给予你的你的光在扩展吗多少人由于你而获得自觉看看 有多少人学会 霎哈嘉瑜伽是由于你或是由你的生活 你的智慧你的行为 这才是途径这才是标准 而不是说好了我已经为母亲的旅行付了钱这还不够 你看看 在印度与我同龄的妇女拄着拐杖走路 不能爬哪怕一级台阶印度妇女不行 因为她们的热力而我却在旅行 你知道我是怎样在旅行我做了多少 我的家庭怎样他们失去我的陪伴我的丈夫没有我的陪伴每个人都少了我 我在旅行 旅行每一天 你知道得很清楚我非常努力的工作有时两点睡 有时三点钟这次Hersh与我在一起我看到他被累坏了所以我说你们是接力赛我在澳洲 好 澳洲人在工作我在奥地利 那么奥地利人在行动他们正在那儿度过美好的时光我在英国 好 极少的工作完成他们很舒服的坐着 享受着我又怎样 我正在跑一场马拉松你要以同样方式去体会我究竟获得了什么 从中得到了什么我有一些收获我使我的孩子们恢复了正常我将他们带入了上帝的国你要做同样的事你要将他们带入上帝的国但如果你自己 卷入自身的幻象之中你就会每一天下降下降 下降 下降我或许大声喊 或我会说些什么都不会进入到你的脑中不会令你突然醒悟不论在何处 你们都将被困在那儿因为你们不想去明白对此我愿说 特别在英国你们有一个优点你们是非常聪慧的人你们有才智 毫无疑问你们不是像美国人一样的笨蛋你们是聪慧的 在从前这种聪慧变成了狡猾而现在你们厌倦你们的狡猾印度人从你们那里学会了狡猾他们变得真是非常狡猾而你们却厌倦了狡猾所以你们现在累了 烦了累极了 意兴索然用你的智慧 你会明白母亲正在做的是多么重要的一件工作你将载入史册 你所说的每句话你所提的每件事你的每一个行为方式所有的都将载入史册而不是你有多少个孩子有个怎样的妻子而是你为霎哈嘉瑜伽做过什么请记住历史 将记录所有的这一切无论你做过什么无论你在 霎哈嘉瑜伽里成就了什么这不是炫耀 这不只是一个证明不是吹嘘 不是这些它事实上真真正正 完全是你所成就的这是关键 将被记录下来至少神了解伪善 神了解夸张的秉性是神 他会知道你在哪里 你在忙些什么你不能愚弄神 这点你必须明白但是当你在欺骗神你就在欺骗你自己 你的灵你的觉醒 你自己的升进我们一定要小心作为母亲 我想说请 尝试非常认真地内省自己我们为霎哈嘉瑜伽做了些什么为那些还在漂浮的人做了什么我们对待其他 霎哈嘉瑜伽士的行为怎样我们有多少的平和 爱与慈悲给予他人我们对其他人显示 出多少的理解与宽容如果某人给了这里多一点钱他变得如此夸夸其谈 如此咄咄逼人变得那么粗鲁我不能相信 金钱怎能 诱惑你陷入这些恶习你们不是普通人你们是脚被 恒河水洗过的圣人尝试明白你的光荣试着了解你自身的力量你作为圣人的地位 作为霎哈嘉瑜伽士你是在一切圣人之上的因为你懂得如何给予自觉你知道关于昆达里尼的一切你知道关于觉醒的一切有多少人知道它否则 我会开始认为 我把所有这些知识传给了一群不知其价值的笨蛋基督曾说过 不要 将珍珠扔在猪的面前我不认为我犯了这样的错误我不能相信 我已经犯了这个错误我将珍珠扔在猪的面前我没有这样做过 但要你自己去判定你立足于何处 归入哪一类很显然 我们正渡过 一段非常不稳定的时期非常重要的是 我们一定要奋战到底它远远超过你 所经历过的任何战争它远远超过 人类所经历过的任何斗争已创造的 是这样一个可怕的世界我们一定要转化它 这是一个艰巨的任务为此 你必须以一种极其诚挚内在的方式去完成我确信这一天会到来在这世界的历史中霎哈嘉瑜伽士的 名字将以金字书写其中我确信这将成就我确信这一定成就你们都必须 集体共同去完成它齐心协力 我该奉献些什么我该做些什么 我该怎样帮忙我的贡献是什么我希望我可以在 有生之年看到那些日子所以今天 我们必须内省那么我们都进入静坐吧我们所有的人 请闭上眼睛你们全都闭上眼睛现在我们要像在礼堂 的公众聚会那样静坐首先 把一只手放在心脏部位我们会作用于左边请把左手向着我 现在首先 把手放在心脏部位心脏部位居住着湿婆神 是灵体所在所以 你们要感谢这个灵是他把光带入你的注意力之中因为你们都是圣者 有光在你们心中你们要以这光照亮全世界现在请在心中这样祈祷请让上天浩爱的 光芒照遍整个世界你们要诚心了解 你们已和上天建立联系无论你祈求什么 都会发生你要对自己有完全的信心现在将右手放上腹位置 在左边左边上腹 这里是正法的中心在这里你要这样祈祷愿普世无玷正法 传遍整个世界让人们透过我们合乎 正法的生活及公义看见光愿人人都能接受 普世无玷正法并由此而获得自觉得到慈善的更高的生命并且愿意向上升进现在将右手放在左边下腹位置用力按住 这里是纯粹知识的中心这里你要说 作为霎哈嘉瑜伽士母亲已教会我们 所有关于上天的知识她教我们所有的口诀所有我们可以 接受和了解的纯粹知识让我们完全明白这一点我看见过一些人 丈夫是领袖但妻子却一点都 不认识霎哈嘉瑜伽又或者妻子了解霎哈嘉瑜伽而丈夫什么都不懂这里请说 请让 我精通霎哈嘉瑜伽的知识好使我能给予他人自觉令他们明白上天的律法明白灵量和各个能量中心请让我的注意力 更多在霎哈嘉瑜伽而不在那些世俗的事情上现在把右手放在上腹 闭上眼睛在左边 用力按住并说,母亲已唤醒我的灵体灵体便是我自己的导师我是我自己的主宰 愿我不会被离弃愿我性格之内有尊严愿我行为之内有慷慨愿我对其他霎哈嘉瑜伽 修习者有仁慈和爱心愿我不会自夸愿我对神的爱和 他的作为有深刻的了解如果有人到我这里来愿我能向他们 讲述霎哈嘉瑜伽愿我能用谦卑和爱向 他们解说这伟大的知识现在右手放在心脏部位这里你一定要感谢神因你能感知那喜乐的海洋 宽恕的海洋而且能够像母亲 那样作出伟大的宽恕请说 愿我的心能够张开以至包藏整个宇宙愿我的爱回响着神的名号愿我的心时刻 都表达出上天浩爱之美现在把右手放在喉轮左部即颈和肩膊交汇之处并这样说 我不会陷入罪疚感之中因为我知道那是虚假的我不会逃避我的过错我会面对它们 清除他们却会用我懂得的 霎哈嘉瑜伽的知识清除他们的错处我们有许多方法静静地 清除他人的错处愿我在集体中能够合群以霎哈嘉瑜伽士的集体 为我的大家庭为我的子女 为我的一切愿我能完全感到 内在地知道我是整体的一个部分因为我们有着同一个母亲愿我关心整个世界 知道世界的问题何在并知道如何用我 真诚愿望的力量解决这些问题愿我心中知道 世界问题之所在并于形成这些问题的 内在根本处把它们消除愿我找出这些问题之根本以霎哈嘉瑜伽的力量作为一个圣者的力量 去清除它们现在将右手横放在额头上这里你首先要说我要原谅所有那些没有 来到霎哈嘉瑜伽的人那些还在边缘的人那些来了又去 走进走出的人最重要的是我原谅 所有的霎哈嘉瑜伽士他们每一个都比我更好只是我试图去挑他们的错处但其实我是最卑微的 我要原谅他们因为我知道 我 还要大大的改进自己我还是十分不足 我还要改善自己我们内在应有这种谦卑因此这里你要说愿我内心有真正的谦卑 不是虚假的成就出这种宽恕的感知好使我能顺服于真理 顺服于神顺服于霎哈嘉瑜伽现在你要用手按住 你头的后枕位置 头向后仰你要这样说 母亲啊无论我们对您 曾犯下怎么样的过错我们头脑中有什么过错无论我们在您面前心地 显得如何的狭小无论我们如何烦扰您 挑战您请都原谅我们 你们应该要求宽恕以你们的智慧 你们应该知道我是谁我不必一次又一次的告诉你们在顶轮这里你们要感谢我把手放在顶轮上 转动七次并感谢我七次 这里说 母亲很感谢您让我们得到自觉母亲 很感谢您让 我们知道自己是如何的伟大很感谢您带来 上天的所有祝福很感谢您把我们提升得更高比以前高了许多 很感谢您支持维护我们帮助我们来改善自己 纠正自己母亲啊 最后我们很感谢您来到世上 降生成人 而且不断辛勤工作为我们 为我们每一个人 要用力按住你们的头很热现在让我们为自己 做一个很好的班丹在母亲的保护当中 让我们从左边移向右边一次 好 要明白你是什么你的光环是什么 现在再来作第二次 第三次 第四次第五次 第六次 第七次现在提升灵量慢慢地提升灵量要很慢的提升它第一次 你们要慢慢做现在头向后仰 并打一个结第二次 让我们来做 慢慢做要知道你自己是什么 你是个圣者要恰当地去做 认真做 好好的做不要匆忙 带到你的头部头向后仰 在这儿打两个结一个 两个 现在做第三次在第三次你要打三个结非常慢地做 非常慢好好做 现在头向后仰做第三次 打三个结现在感应一下你的能量 真美妙我正从你们那里 也得到能量呢愿神祝福你们 非常感谢现在你们能传看那张照片吗看看那些人他们怎样是圣人那张照片在哪儿 谁有那张照片是的 传看一下 让人们看看你们所有人怎样 被证明是瑜伽士那现在我想你们应该晚餐了晚餐之后我们会有音乐活动 […]

頂輪日後講話 Alpe Motta (Italy)

頂輪日後講話
第十六次頂輪日後講話1986年5月4日意大利
這些歌曲他們是在 喜瑪拉雅山上唱,在這裡唱真的很不平凡,對嗎?你們老遠把它們帶來這裡唱我想我已經給你一個很長很長的講座 你稱它為講話有些人的反應很好有些人吸收得很好但有些人,他們說睡著了發生這種事情是源於負面能量你要對抗負面能量 因為負面能量會發問我說的都是真理絕對的真理,但它卻提問 它反映一旦它開始反映 什麽也進不了腦袋因為你只想著之前的句子不能處於當下,所以一切都歸結為逃避你逃避,所以才會睡著我今天已盡力讓你進入你有意識的思維你要有意識知覺,要有警覺性重點就是除非你有意識知覺,否則你不能昇進任何不正常的人都不能昇進你要讓自己正常你們很多人有很多反常的行為這些行為都已被帶出和帶走很多已經得到潔淨但若有些人現在仍受 這些反常的行為纏繞他們必須把它擺脫他們不能只不停找藉口為它辯解通常負面的人吸引負面的性格若你內裡有任何一種負面力量你永遠不應坐近負面的人不要接近這類人 要與他們保持距離要貼近正面的人,就如我所說你要毫無懷疑的貼近 和支持你的領袖不要質疑他,問題出在你開始對抗你的領袖若領袖向你說了一些話你便與領袖爭吵,與他爭辯那麽便會完蛋我透過領袖說話所以你不要質疑他若你質疑他,便會出問題你要貼近你的領袖他是正面的人若你開始質疑他們你便毫不…與我沒有任何聯繫這種情況每一處都有 有人告訴我瑞士也是這樣,法國現在好一點但過往也是這樣 每一處都是這樣,除意大利外我想意大利最有成效所以不要對抗你的領袖 不要與他們爭辯不要反映霎哈嘉瑜伽 你能說什麽你知道什麽,你又怎能反映你有什麽知識?當你的化學老師說氫有兩個或一個原子 你有沒有質疑他?有沒有當你用自我來做這種事情你便會被拋離進化的領域所以不要有反應,只聆聽 嘗試把它收攝入內這些全是口訣,把它們收入內在但你卻開始質疑領袖與他們爭論,給他們意見請不要這樣做 現在就停止這樣吧這不是政治 政治是每個人都能給意見每個人都能說些話大部分亡靈都是這樣邪惡的人不停給意見有自己的見解他們持續不斷反對領袖現在特別是年長的人我這樣說是因為你們一些人比領袖的年紀還要大便以為自己有權糾正領袖不是這樣在霎哈嘉瑜伽,不是你有多年長而是你有多進化所以當你質疑領袖反映他們的行為或做類似的事情回應他們或給他們你的想法你便迷失了這就像一種聯繫假設輪穴與細胞的聯繫,這樣假設若你否定輪穴 我們又怎能成就它因為我與它們連上透過它們,你也連上一旦你否定它們,便會失去聯繫我知道該對領袖做什麽 是我揀選他們安排他們,統籌他們,改變他們我知道該做什麽你們不要挑戰他們這樣做只是出於自我在印度,這種事情完全不會發生 不會發生一旦母親委任某人 大家都會欣然接受因為對他們而言,他們追尋的就是這個真理其他都是荒謬的,全是複雜的因為你是那麽複雜對你而言,其他事物看來很美好你以為你在把你的品格交托完全沒有,是發展,把自己交托於生命的元氣、活力、生命力,委身,接受更多接受更多這個自我永遠不容許 你向內拿取什麽為此你要小心它不容許你睡覺不給你和平不容許你成長不容許你到達你的目標所以順服交托你的自我吧我要告訴你一事 不要抗爭,不要爭論不要質疑,首先不要反映你的領袖不然你便會被割斷要對他有好觀感嘗試支持他,問他想要什麽需要什麽幫助你越貼附著他越與他接近,便取得越多但你要明白,人們是很浪費的他們把生命浪費在毒品上 這些那些事情上全都是荒唐的事物 婦女則有另一個壞習慣就是說三道四他們說閒話說這個人閒話,批評那個人說閒話是婦女很壞的習慣我從留心注意任何說閒話的人也不喜歡他們所以不要對任何事說長道短 下賤的,輕浮瑣碎的談論別人你不一定要受教育不一定要來自有教養的家庭沒有什麽是必要的,只要是霎哈嘉瑜伽士,你便是一顆鑽石要容許自己被切割成鑽石 容許這樣有些人的反應是很好的他們吸收理解我說的話 把一切收入內裡一些人卻睡著了現在,那些那時候掙扎的人未必明白,這是一個艱深的課題我告訴你,這是很精微的課題 不要緊那些像這樣的人要照顧自己,要找出我發現偏左邊的人若他們把一根蠟燭放近左腹輪遠一點,也放一枝蠟燭在照片前左手向著相片,右手放在大地之母上,這樣很有效在後面的蠟燭要保持遠一點因為它發出聲音 它會走向這裡那裡,它燃燒吸食毒品的人 不是吸食LSD而是其他毒品他們都昏昏欲睡,昏睡了毒品破壞他們的腦袋 所有這類人都能透過這樣做得益 每天都要做沉迷於毒品不會 令你感到你順服於毒品不會有這種感覺這種沉迷會完全毀掉你你也知道很多人怎樣被殺 很多人垂死但你仍然想這樣做 我也不理解因為你的自我說 好吧,照做吧,試試這個你會沒事自我就是這樣提議,所以你照做好吧,不要緊已經發生的已經發生了 讓我們潔淨它吧因為我們都是求道者所以在講座裡真的感到合一沒有疑問的人應知道自己做得很好有疑問,有反應的人,應知道自己有自我;打瞌睡的人 應知道自己偏左脈偏左脈比偏右脈更差因為糾正右脈輕易而舉 它顯示顯示在外,人們不喜歡它這類人被批評,每個人都說他很自大,他是這樣那樣人人都知道這類人會顯露出來 像希特勒但偏左脈的人,你要明白是很令人憐憫,你會對這類人很憐憫同情 會迷失於這種人他們更加危險,很難治好他們很困難所以這不是一份容易的任務 你要把它解決我嘗試盡力去做,你也要幫助我我在想晚上在你的頭上擦點油會是個好主意霎哈嘉瑜伽士要這樣做 我想霎哈嘉瑜伽士要改變髮型那種時尚潮流的髮型不適合我們因為這樣會 這樣我們有天會秃頭我告訴你,你會看到頂輪這裡有一個很深的窩 最好用一些上好的椰子油好好按摩你的頭,在晚上和早上不管如何,這樣做不會太顯眼好好的梳理頭髮,因為我在想若你穿得像亡靈頭髮像亡靈,亡靈便會想噢,有個亡靈坐在這裡我最好附在他身上所以穿著得 前額完全不要被頭髮蓋著要直髮,把它弄好前額要絕對清潔我們是霎哈嘉瑜伽士 我們要改變衣著改變我們的風格不能像愚蠢的龐客那樣追潮流我們是一類型 透過我們的髮型,人們應知道我們是霎哈嘉瑜伽士所以在你變秃頭前,最好在頭上放點油這是霎哈嘉瑜伽士要做的很重要的事情若你喜歡,可以用有能量的油 我想用橄欖油會很好我發覺比橄欖油好的是椰子油它對頭髮生長有幫助有時你用杏仁油也很好用杏仁油,若你感到精疲力盡或你需要注意你的神經你是很緊張的人那麽杏仁油對你會很好牙齒有毛病的人他們便要照顧牙齒不用找牙醫因為牙醫會製造問題最簡單是用橄欖油和鹽每天睡前好好按摩牙肉這樣能保持你的牙齒健康 你會很驚訝到今天為止,我也不用找牙醫從未找過牙醫我希望我不用找牙醫但我有某些壞習慣其一是我常常擦牙不要用電動牙刷要用牙刷或用手指,最好用鹽和油來按摩,這樣對你很好這樣便能令不潔的東西走出來 再把它沖掉我發覺歐洲的第三件事是你們不清潔喉嚨和舌頭這是另一件違反喉輪的事情這必定是為何你們的喉輪那麽差的原因之一雖然西方這樣並非那麽流行但最重要的是把你兩根手指放在口中 擦你的手指,不是其他手指,清潔你的舌頭,那麽早上一切都會清潔出來這是很重要的 因為不潔的東西積聚便會腐爛所以必須這樣做,或許你會以為這樣做會發出一些聲音,不要緊你要清潔喉嚨我是說這樣你便能保持喉輪清潔此其一,另一件事是你要盡量常用水用來清洗,在早上(去洗手間時)必須用水,用紙張是很骯髒不衛生的習慣即使你用紙張,也要用水你要盡量常用水是很重要的對霎哈嘉瑜伽士而言 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對一些發現他們處於精微層次的人而言 他們正處於崩潰邊緣某程度上,他們仍有想與其他女人睡覺 他們仍想做這種事他們應放棄霎哈嘉瑜伽最好是離開我們我們不要有這種一無事處的人他們應放棄霎哈嘉瑜伽 不要煩擾我們因為我們在印度有上千人沒問題,對他們而言 這並不困難他們已在狀態 所以那些仍然是這樣的人想與其他女人有關係仍注視女人的人注意所有女人的人,你要明白所有這類瘋子 我稱呼他們為瘋子他們必須放棄霎哈嘉瑜伽 放過我們吧這是肯定的現在,我們常常說負面的人要離開霎哈嘉瑜伽這種日子會來,所以我們很需要潔淨自己不要與負面的人坐在一起不要與他們為友要多幫助正面的人清潔自己,潔淨自己照顧自己,尊重自己,愛自己活得有尊嚴下賤的,輕挑的無用的事情不應做要挑戰你的自我讓別人侮辱你要看到自己沒有回應反應只看著自己,不生氣要嘗試你的自我沒有反應你能輕易的對著鏡子做到看著自己,取笑自己找自己樂趣你想自己是怎麽樣你是誰?你擁有什麽 什麽也沒有今天的講座真的是,不單是個了不起的講座,也像口訣對腦袋好,我要說這個講座要一次又一次的聆聽,要接受不要質疑,不要質疑,要接受要吸收我希望你能明白這一點在這個頂輪崇拜後 我希望你們能保持你到達的位置我期望得到你們全部人的支持 去榮耀你的領袖絶對不要貶低他們 不要與他們爭論要給他們主意我已經說過,即使妻子也不要與領袖爭論這樣就像互相推拉,就像他們說有一些蠍子從不同地方送往調查他們看到其中一個瓶子被打開 他們說這是什麽?所有蠍子會跳出這個瓶他們說,牠們不能 因為一隻跳起另一隻會把牠拉下我們有同樣的行為 若有個領袖自我令你妒忌他,這是自我自我說︰你更知道你最好給點意見你不是不能提意見人們告訴我一些事情 若他不接受好,不要緊這是對你的自我的一種挑戰他最好向你說不那麽你便看到自己︰我的自我仍堅持這個立場我說過的第二件事是我們不應受傳統牽著傳統就像,例如現在 這次英國人感到英國的領袖感到 — 這是個大錯若他們留下 意大利人會感到不方便意大利人是很有量度的 像印度人若他們留下,他們會極之開心這是英國人的思維英國人不能忍受某人多留兩天他們會馬上叫你走︰你什麽時候走,他們的思維讓他們感到這是不方便的 因為他們會不方便雖然有人告訴他們 你可以留在這裡直至星期一沒問題的,只要付十鎊就行但我認為— 就像這樣 你要明白,英式的形象是要對他人好因為對他們而言 任何人留在他們的房子 就完蛋了他們甚至不讓人進入他們的房子即使外面下雪或什麽他們只看著,與你交談 他們會說我也看到一天我們,我外出,正在下雪我看到有個女士推著嬰兒車站在階梯上 嬰兒車裡有個嬰兒有個年長的女士在屋內與她交談門只開了一個小縫隙,即是說門沒有全開當我一小時後回來他們還站在外面談話裡面的女士完全沒有 請你進來的意識站在外面的女士也毫不介意 因為她必定也會這樣做他們不會明白對一切 都要寛宏體諒此外,沒問題你可以留在這裡,你可以在這裡今天我們要快一點事情頗不方便,我們要這樣做 因為犯了一個小錯他們應先問我,我以為你們會留到星期一 因為這很合邏輯很合情理因為我們應不會感到不方便這個概念…不單英國人,任何人也會當你想,我以為 你便迷失了所以我們對事物的這些概念真的是很危險我經驗過這種愚蠢傳統,我以為他們想做好,最終卻使人難受他們令人難受即是說他們對事物的傳統習俗肯定是有某些出錯這就是為何人們當他們思考,若他們對 這個世界會是很不同的他們思想的層面是一切都在走下坡,你在往下走一旦你開始思考,你便往下走這是你思考的缺點,因為它被你的傳統習俗所約束當你思考,你便受傳統習俗所束縛,往下走今天我沒有說 我可以說的很多話題像藝術,我是說 我很詫異,這種繁茂豐盛像這樣的花朵令我很高興能看到花園對世故的頭腦,就如石頭或某些荒謬無意義的人對他們而言,只容得下一朵花 因為其餘的空間要容納他們的自我他們因此看不到美 這太過了,太過了即使霎哈嘉瑜伽 對我們太過了你是誰,小嬰兒或是什麽什麽是太過你要明白,就如把瓶子給嬰兒很多奶,很多奶所以霎哈嘉瑜伽對我是太過了你是侏儒還是什麽這種謬論是站不著腳這就是這是很世故,這很好批評每個人人們即使裝飾 他們的房子也很害怕因為怕受批評最好讓它保持簡樸 白色,只是白色他們甚至不喜歡鼻子他們想把鼻子、眼睛 一切都切下只為保持簡樸清淡試想像,是自我的計謀要有個人的特徵他們怎樣與他們想做的並列要看清楚若你走到花園,他們擁有一棵 你要明白,一棵樹掛在空中這個應是花園,你問花園在哪裡?他們說 這是花園麥克風,花園在哪裡噢,不!每一處地方 我們都只放一棵樹所以它變得很重要只有一棵樹在這裡 你再往上走另一棵小灌木在那裡 再另一棵樹一切都太多,為什麽因為腦袋有太多自我因此一切對他們都是太多這種愚蠢的想法現在要擺脫任何好的你都要拿取要拿取太過的,放棄任何對你太過的事情你們必須要明白這一點所有這些愚蠢的想法 各種愚蠢的想法就像你想買一所房子,沒問題你可以買一所房子我四處找,大部分的房子都是高約七呎半,但他們喜歡我說,為什麽這是所老房子我說,那又怎樣他們說,這是所老房子 是這樣那樣的老房子我說,為什麽你會喜歡它新房子是八呎高,最高八呎所以沒有選擇為什麽你要一所老房子他們不喜歡維多利亞時代的房子 為什麽因為他們並不那麽保守也不那麽追時尚你必須擁有一所 你要折斷頸項的房子笨拙的走進浴室你甚至既不能坐下亦不能站著 只能半掛在空中這是很有性格的房子這性格令你很笨拙感到可笑,這個人有性格 我是說若他可笑、古怪、怪誔、奇怪他便是很有性格這就是今天的境況他很有性格,他怪誔絕對是奇怪的個性,怎會這樣你也知道, 他穿著短褲騎著單車來我說,真的嗎 他很有性格他會因此患上關節炎古怪、可笑、愚蠢被視為有性格作為霎哈嘉瑜伽士 你要意識到你不會這樣愚蠢你是以真我加冕自己你不要有這些蠢人的行為這些他們的時尚,放棄這些吧他們取笑你,你取笑他們若你到瘋人院,所有瘋人會說噢!你也來加入我們,是嗎他們全以為自己是最有智慧 你也與他們一起迷失開始想,我也是瘋人所以你們全部人 若你看到這類人你也要取笑他們就像有個女士 她以為自己很合潮流她穿衣很開放,連身體和骨頭都露出來,穿得這樣那樣我們剛來看這房子 我和我的丈夫當他看到她,他回來嘔吐我說,什麽事我看到她,便想吐我們進車子裡 我們甚至沒有進房子,便走了她以為自己很追潮流裸露骨頭、身體,很可怕試想像,像死屍般站在你面前死屍卻被視為時尚每個人的言行舉止都想像死屍現在你應意識到這是什麽不然你便不是霎哈嘉瑜伽士你必須看到這種荒唐在持續你不應有這種荒唐的個性所有這些事情 若你以新的角度來看就如我現在告訴你 你擁有更高的品格你的輪穴已有新的知覺你會很驚訝 你的反應會是非常非常不一樣 若你看到這樣的事情呀!你會說,漂亮雖然之前你有這種可怕的傳統你不能一所荒廢的房子,絕對要塌在你的頭上,它卻是有性格品味整個品味會塌在你的頭上人們就是有這種荒謬的想法他們想要一些絕對古怪荒謬的現代事物有一個女士,她建了一所房子 現代的房子我們要爬上階梯她把每一級階梯分成很小很小的一步,我們都很擔心會跌倒你要明白,每一級都很小,很小很小的一級 每一級都造成幾小級當你把腳踏上,你不知該把腳放在哪裡她必定花了很多錢來做這種荒謬的東西而她卻向每個人展示 現在,來吧,看看這些階梯我拒絕走上去 我說,與我沒有任何關係,我回去,對,對,不要緊當你感到厭惡 便要把這種厭惡的感覺表達出來真愚蠢!它不吸引我這些東西不吸引我我看過這種東西,卻不喜歡花朵就是這樣擺放我看到的任何東西 我都不喜歡完全不享受若我是評論家若我能評論事情我會告訴你我不喜歡 這些荒唐的事物現在人們穿衣的模樣 對我而言,他們像小丑像瘋子,也可以說像頑童或你可以稱呼他們 你怎樣稱呼他們?流浪漢你分辨不出誰是誰他們不潔的褲子他們穿上祖父的褲子上衣則是祖母的女士們走在路上,看看你感到很有趣,古怪的人走過他們卻認為這是時尚潮流!我想我們應把印度 所有舊衣服帶來這裡以高價出售這是很古怪的 你只要看著它,從這個角度看站在山頂看著這些瘋子看他們有多瘋癲,多愚蠢他們有怎樣的行為 有怎樣的時裝我是說在古時 人們通常穿得很好衣服有各種褶邊,各種樣式他們卻不喜歡這些服飾不管神給我們什麽 我們都要用它來裝飾 也必須尊重它我的意思是 昨天他們裝飾會堂我是說今天他們裝飾會堂和所有這些 是那麽漂亮,那麽美好但有人會說 噢!讓我們為母親裝飾得完全簡樸清淡後面有一些快要塌下 荒廢的牆壁這才是真正有品味霎哈嘉瑜伽士怎會接受這些想法我就是不理解他們為此付費他們支付這些傳統習俗 支付所有這種奇怪的東西 他們的確為此而付費就如今天剪髮有潮流像把上面剪掉,他們要付錢你以另一種方式剪髮 也要付錢所有這些錯事你也要付錢潮流是︰就如你邀請別人到你的家 你必須有不同種類的杯子一個為這個而設的杯子 不然你便是不妥當你會發現什麽另一組嬉皮士來了他們的骯髒怪相令你什麽也喝不下這種荒謬,你一是接受 一是不接受這是完全荒謬的!你也知道 我看到在英國的印度人他們就是不理解,他們就是 取消他們,好吧取消他們,他們是瘋子品格是非常非常低下,非常低我說的,很低下 你或許有自我或許有自我 但它在這裡很低下接受它吧,沒有純真 沒有吉祥沒有清潔簡樸的吸引力消失了 是那麽人為虛假即使簡樸這個想法 也是那麽虛假這種人為虛假 你怎能擁有有質素的人生你怎能?你變得虛假所以放棄所有這些傳統習俗我來這裡不是要傳揚印度文化但我要說,若任何是有文化的 那必定是印度文化因為這不是文化,全都變得若你四處走走,我是說你看來像當你看看在你四周的人 他們像瘋子般行走你看到他們在路上 沒有一個人是正常的美國更甚他們必須這樣那樣做沒有一個人有正常的臉孔我告訴你,這是事實透過霎哈嘉瑜伽 你的素質會顯現,它已經顯現你現在已經變成那麽了不起這就是為何你在這裡 不感到有拉希什米你擁有金錢,卻沒有拉希什米沒有漂亮那麽荒蕪孤寂,像貧瘠的土地你的自我吹走一切漂亮 美麗的事物你不能忍受任何人的藝術所以你的房子沒有任何藝術品你完全不用擁有很多物品 所以你擁有塑膠美在你的人生中跑掉當你說話,傲慢也是潮流時尚試想像,傲慢,乾巴巴沒有美,全是捏造的表演沒有勇氣,沒有崇高在精微的層面,你失去它所以在粗糙的層面 你看不到它任何你內在失去的都顯現在外破產,完全破產當你看到別人是這樣 當我說,你我是說其他人,仍不是霎哈嘉瑜伽士的西方人要嘗試明白他們比你的層次低得多,不要接受他們的想法他們的處事方式只要保持警覺你便會看到他們在追逐著你自我就像驢子若任何人在牠們前面 牠們知道有人在前面便會把頭垂下若牠們看到有人在後面 牠們便會踢你有尊嚴,有自己獨特的風格你以特別的風格生活不要成為他們的一分子 要正當的穿衣你或許只有兩件襯衣 或許只有三件襯衣你不需要擁有很多衣服 但衣服要實用正常,舒適,不刺目我們要鼓勵藝術要把失傳的帶回來我們不能再擁有林布蘭特 (荷蘭畫家),不能再擁有達文西,不能再擁有米高安折奴他們全都已經完結但每個人都以為 他們是米高安折奴我們甚至不能擁有 例如高爾基(Gorky)我們不能擁有威廉布萊克 我們能有這份勇氣嗎我們不能有林肯,我們能有嗎所有小丑、無用的人你抓破他們,發現他們一無事處,毫無價值現在,所有偉人都是來自你們他們的獨特之處就是有自己的個性不會對任何潮流時尚讓步也不會對低下通俗讓步你們擁有這些了不起的品格所以對你,對你的後代而言 你要想想我們能為 這麽偉大的工作做些什麽不單是為了 個人的享受而有講座有美好的音樂,美味的食物 美好地方,我們來 只為享受,不是這樣享受只是廣告宣傳部門你內在必須認真的辛勤工作 不是外在不要有任何爭論 這是沒有任何用處的簡單的東西 若我說我要帶…例如這個箱子有人會走出去,說好吧,我想我們要一輛貨車不,貨車太過分了 那麽我們該怎辦他們不停的爭論 直至箱子被運走一切已經完成了,我回來說你們在做什麽他們仍然討論該怎樣運走箱子箱子卻已經被運走了我們要放棄這種浪費的習慣我們內在要有新的智慧所有這些舊的智慧 你們只是把它們拋掉除非你能這樣做 否則你的自我是不會走自我不會離開,除非你決定擺脫這些對你看來 是自我的想法你要像孩子每時每刻都在學習新事物我們要開放自己 時刻都在學習新事物你要學習你已經失去它你擁有一些東西 你已經失去了,失去很多東西沒有往前走,你已經失去它你做得妥當,若你仍在正常的道路上,你會成就到 因為不管如何 有些國家傳統上是很古老他們也迷失 像希臘,你可以說它迷失了可怕的希臘悲劇 我是說,你坐下不為什麽而哭泣什麽也沒發生 一切都很完美人們來,坐下,哭泣就像你令某人說 這個已經死了讓我們現在感覺他已經死了坐下,我們全部人都要哭 就是這樣愚蠢全是人為的問題人為的黑暗 因為你沒有真正的黑暗沒有真正的問題你有食物吃,擁有一切因此你要為自己製造問題這就是為何你需要精神病醫師需要藥物,需要這個那個 因為你沒有問題所以你想有問題 就是這樣簡單那些有問題的人 必須與問題對抗他們沒時間花在 這些荒謬的事情上你卻有太多時間就物質而言 你所有問題都得到解決但你仍然泥足深陷所以現在面對它 清楚的面對它我們不再是這樣我們與別不同不再是泥裡的蟲,而是蓮花我們擁有芬芳,擁有力量特別受祝福 還擁有喜樂這獨特意識讓我們享受它 把它給予別人受它的讚美 感受它的尊貴莊嚴我肯定這次會成就到我已經盡力做到最好,我想這個講座真的能讓 你們全都能經歷到好吧,有沒有問題請拿點水來你們有沒有問題他們或許想我可以從這裡喝水現代的想法是我能從這裡喝水所以不需要用杯母親可能喜歡從這裡喝水好吧,有沒有問題在無思無慮中保持這個狀態 保持在無思無慮中你絕對要突破,要保持這個狀態 要保持自己在爆發這個自我仍有一點點自我 最初期,要拒絕自我進來這是靜坐,不再有自我你處於無思無慮中 絕對令人驚嘆不要思考我能做到,卻不太好 應該是你來做我就是要評論這一點要有自己的風格若龐克(punk)能有這種言行為何你的言行不能明智點我要說說我們日常生活要有怎樣的言行舉止 因為作為母親,要看到她的孩子不能沒教養人們不應說霎哈嘉瑜伽士 沒有教養沒有教養的孩子 最先的徵兆是他的床一團糟 他的一切物品都是一團糟我來時看到所有的床我們在這裡做了些什麽 什麽也沒做對自己要有紀律 要過整齊的人生作為母親,我要告訴你這些不用花多於十至十五分鐘只告訴自己這是靜坐入靜的狀態來做印度人以為西方人是極之整潔整齊真的!他們不能相信他們以為你們處於世界頂峰你們必定是曾經 活過最整潔的人他們會說十次多謝即使一次 你也不會保持床舖整潔你的東西要整齊要保持自己整潔,看來整潔我曾經看到的第二件事情 注意這個很多人也說過,我也有留意到就是你到別人的房子沒有教養的人在沒有詢問下用別人的電話有些事情要明白是很重要的就像進廚房,吃東西人們留意這些事情是很普遍的你拿食物,像乞丐 他們像乞丐般走進房子我有最少二十一瓶別人送我作禮物的蜜糖當我的女婿來,我連一瓶蜜糖也沒法給他誰吃光我的蜜糖?所有霎哈嘉瑜伽士來都吃蜜糖我是說吃沒問題,但你們要問你把房子的一切都吃光好吧,你來 若食物是為你而烹調你可以吃若你進食品室或到任何地方你發現什麽都不見了你從市場買來的東西 你發現一切都吃光了你能像這樣 把有教養的人分辨出來你會很驚訝,受良好教養的人即使這麽多要留給別人這個人也會保留它直至把它交給別人我告訴你我的丈夫他本來不用擔憂這種事情 但若他知道我保管別人的東西他會把它鎖好 每時每刻都看看它是否仍在直至它歸還給人我也可以說有關 我的孩子同樣的事情或任何我認識的人你拿別人的東西,濫用它喜歡就抛掉它,破壞一切 這些都是乞丐的行為我曾經看過我自己的東西所以當領袖向我投訴他們來我的房子 吃光冰箱裡的一切就這樣,我不感到驚訝霎哈嘉瑜伽已經變成全世界乞丐和窮人的渡假勝地因為它是免費的所有窮人都來霎哈嘉瑜伽你要養育他們,照顧他們不應是這樣你或許很窮,但你要有尊嚴即使印度的僕人也比較好他們不會在不問你下碰你的東西他們更有教養沒教養的人是粗魯無禮傲慢的人你能以恰當的態度說同樣的話作為母親,我真正感到光榮的是人們說你是個很有教養的孩子某種制度必須存在斯巴達制度 (譯者按︰簡樸刻苦的制度) 這是斯巴達制度不是某種不潔討厭的制度是斯巴達制度你是霎哈嘉瑜伽士 你要整潔,整齊,常常保持清潔只擁有很小物品就像在印度,人們很驚訝你們帶這麽大的袋子 袋裡裝著所有特別是女士 所有化妝品,這些那些在村民面前 這些化妝品有什麽用他們真的不明白我們要看看自己這些東西我們要有尊嚴要有個性就如有位聖人他可能很窮但你能透過他的尊貴 把他分辨出來有位稱為Tukaarama的聖人你也曾聽過他"Amhi Bi Ghadalo" 來自他的音樂他很窮卻很慷慨他常常送出一切只留下很小物品給自己所以濕婆神(Shivaji Maharaj) 偉大的濕婆神降臨他的地方帶來很多飾物,物品和禮物送給他的妻子和孩子,他外出她很高興穿著這些飾物 因為是祂送的當然,開始時她也說這並不妥當,但祂說︰不,我只想向你致敬這樣那樣,所以才送出這些物品 她便戴上這些飾物他回來,說,不,我是聖人你接受這些,你是國王 要活得像國王好吧,作為國王,你可以擁有它但是作為聖人 我不需要所有這些物品我妻子也不需要這些物品因為你要活得像國王你或許是有自覺的靈 你是國王要活得像國王我們要知道,在霎哈嘉瑜伽你的個性行為不要沈悶無趣你要穿上恰當正常的服飾 外表要恰當正常不應像乞丐要像社會上有尊嚴的人例如,你們也知道我是女神女神必須佩帶 我也不知道要戴上多少飾物來裝飾她的輪穴我是說我有很多飾物 我自己擁有的只在崇拜時戴上 不然我是不會戴上我理應穿戴很多飾物為什麽?因為這或許不…好吧或許因為尊嚴 或許常常穿戴上飾物是不怎樣妥當正常我應常常戴上它們就如你的手應戴上很多飾物雙腳要戴上腳環,你常常佩帶金…你怎樣稱呼它 你這裡沒有我們像腰帶般戴上的飾物我沒有這樣做我穿戴最小量的飾物只在崇拜裡才佩帶一點飾物你要有這種辨別能力 要佩帶什麽怎樣佩帶,佩帶多少 怎樣看來有尊嚴怎樣有教養,這樣你才能榮耀母親的教養這一次,我希望當你來印度你會留意印度人這些事情你從來都看不到他們進食看不到他們沐浴看不到他們睡覺你不知道他們怎樣生活 在哪裡生活怎樣完成一切當你來到這裡,他們就已經在這裡對嗎?他們沐浴,完成一切早上約四或五時他們便外出,斯巴達(Spartan) 常常都很清潔無論他是村民 是任何一個社會階層 是婆羅門或是什麽他們都穿著整齊 你分辨不出他們他們穿上清潔的白色衣服戴上清潔的白色帽子衣服從來不骯髒這是另一面 對你而言並不太崇高表面的,不太精微 但它卻很重要因為不管什麽 是精微的都顯現在外都在你的行為裡閃耀就如鑽石的千個琢面你現在參加了頂輪日 讓我們看看這千個琢面怎樣顯現相親相愛,互相尊重尊重自己 每時每刻內心都說一句口訣我是霎哈嘉瑜伽士,它包含你一切責任你的志向,你是誰你是霎哈嘉瑜伽士 是太初之母讓你得到重生任何個人的問題,你都要寫給我我會盡量解答若我不回答,這問題我已經處理若我不回答 你便想我已經處理了這個問題但若有任何提議我肯定會告知你有沒有其他問題像有個女士今天來她為她的丈夫而哭泣她之前也曾這樣,她今天再次哭快瘋了霎哈嘉瑜伽士不應哭要克服你的問題要嘗試處理好你的丈夫 處理好一切我不大喜歡離婚但若有人迷失,還可以若我說這是迷失的個案 你離婚吧若只是大家還未有充分的了解那就沒有此必要了 不要哭,哭泣或做類似的事情相反,你要嘗試克服你的個人問題,因為你擁有力量你可以寫信給我,不是長信我會感到迷失是,真的,我會感到迷失早上我要看很多信一封比一封好我的丈夫也有很多信但他說,沒有人給我愛的信他們給我的信只說有帳單要付我說,我的也是葛萊瓜,若他們想 你或許可以翻譯這些信件…充滿問題我說,我要為他們的愛而付出就是這樣孩子卻寫很甜美的信給我他們只畫一點東西一些花朵或小事物,就這樣他們造一個心,把我放進去 或類似的東西很甜美 他們做了些很令人心甜的事情只有喜樂和快樂 你要明白,他們表達他們從來都沒有問題,沒有問題孩子沒有問題,他們並不複雜我們卻捉著問題不放 麻煩就在於此他們沒有任何問題你們沒有告訴我 你們任何一個告訴我你想我做什麽現在只有一事,我希望你們能聽聽華倫讀出這個夏天我們會有的節目一段時間後,它或許會發生我在一處地方安頓下來 你們全都要到哪裡因為我不能遠遊太多我只能告訴你這麽多 好吧,現在你現在必須明白穆罕默德走到山脈現在山脈要來找穆罕默德好吧,很感謝你們你沒有告訴我你任何問題所以,我想,沒有問題明天早上 我或許不能與你們見面願神祝福你們現在為自己做班丹 你們全部人妥當地,全神貫注 充滿尊嚴充滿移動明白吧,完全地沒什麽事情該下賤的去做我沒有什麽需要,但讓你做時在印度,他們問若她是女神為何她要向每個人說 “namaskar"他們不明白女神說 “namaskar" […]

自我與制約 New Jersey (United States)

自我與制約
‧美國新澤西州‧1985年10月27日‧
 
今天,我要告訴你們歷史上、傳統上,自我是怎樣折磨人。當你看到這個自我的顯現,你便知道,假若你的自我在扮演著任何角色,你可能是毀滅力量的一部分。你們現在先要看看,當自我在人類中生長,首先,因為要保護自己,所以它才生長,腦垂體,在我們抬起頭時,它開始在我們內裡生長,就像這樣。當我們還是動物的時候,我們的頭是像這樣,那時候,那個被稱為松果腺的器官是非常強大。他們說人類的松果腺不起作用,不是真的,松果腺的確起作用,他們只是不知道它怎樣起作用。我們內裡的松果腺,在我們仍然是動物的階段時,是非常活躍的。
 
當我們開始抬起頭,一種化學變化在我們身體內發生,我們的腦開始生長成錐體。我曾經告訴你,以平衡四邊形的力量(parallelogram of forces),所有這些是怎樣生長成錐體。當它變成這樣,首先,直至動物的國度,是松果腺照顧著超我(super ego)。在動物的國度,當動物變得更人性化時,自我便開始生長。
 
只有人類懂得運用物質,人類亦是唯一的動物知道怎樣運用物質。人類懂得運用物質,並非動物。動物不會為自己而運用物質。當他們開始佔有物質,自我便開始發展,我們發展了被稱為「腦袋的錐體」的東西,我們開始生長,越來越像這樣。當它到達最高點,我們便越來越多運用自我,我們並沒有在這一點上停下來,我們開始向另一邊移動,它向下移,把它遮蓋,像這樣完全的把它遮蓋。這就是為什麽我們以為人類的松果腺沒有運作,它在運作,毫無疑問,它在運作。因此,當我們看到這個自我在生長,人們因此感到極之有自信。什麽地方出錯?事情在多年前已經開展,自哥倫比亞時代已經開展。就如我曾經說過,若哥倫比亞來過印度,他不會看到我在這裡,他會令所有印度人完蛋,不是他,他很友善,是他的隨從。
 
同樣,這個自我開始毀滅人,他們有著要取勝的念頭,殺害人,佔領土地,積蓄財富。這樣的事情持續發生,在這個層面開始,不停的持續著。當婚姻制度以合適的途徑開展,同樣,野心也在婦女身上發展。現在女士壓迫男士,就像這樣,所有事物都變得那麽壓迫性。當你富壓迫性,你看不到自己在壓迫別人,這是自我中心的人的問題。雖然他可能是求道者,非常真心的求道者,但若他處於自我的領域,他永遠感覺不到自己的阻塞,因為自我就在其間。實相就是這樣︰他看不到自己的阻塞,看不到自己怎樣壓迫人,看不到他是怎樣傷害人,找人麻煩,折磨人。這樣的人可以是極之傲慢,傲慢的程度就如被人稱為「令人窒息」那樣。
 
這種情況就像你生癌,當你生癌,什麽會發生。癌症毫無疑問的從左邊開始。當人患上癌症,那個人變得對疾病很脆弱,癌症是富侵略性的人患的疾病。身體的細胞首先發展侵略性,我們稱它為惡性。當惡性細胞接觸到其他細胞,其他的細胞亦變成惡性,惡性細胞就是這樣擴散開去,當它擴散,什麽會發生?例如在鼻子內有一些細胞變成惡性,它們開始阻礙其他器官的生長,鼻子就像這樣生長,不是外在而是內在的。它們開始變得富侵略性,你看,侵略性開始,他們對整體完全失去控制,因為它們與整體已經沒有了協調,他們看不到整體必須一起生長,不單只是鼻子,不單只是眼睛,是不是?這種從集體裡分裂出來的情況,當你發覺某個霎哈嘉瑜伽士有古怪有趣的言行時,便是先兆。若他從集體裡分裂出來,他便是自我中心的人,這是毫無疑問,不用爭辯的。
 
超自我(super ego)的人會黏著集體,會盡量非常接近集體靜室,他會非常非常接近我們,常常就在附近,就算我們說︰「我們不需要你。」他仍然會在,為什麽?因為他知道它是很富侵略性,很狡猾。所以當偏左脈的人進入集體靜室,他可以非常友善、沈默、甜美,諸如此類。但那個媒體,那個在他內裡的亡魂,會鬼鬼祟祟地侵襲人,折磨人。很容易能把他們治好,因為他們只麻煩、折磨自己。但自我中心的人則很難從中走出來。這就是為何我昨天和今天都在談自我。
 
看到所有侵略性的行為出現,什麽地方出錯?例如現在,我正在談論化學,你們是怎樣發現化學品?是藉由自我,藉由科學。若科學沒有連上神或連上整體,你的言行就會像這樣,你能製造原子彈,製造可怕的化學品,你稱這為「有勇無謀」。你進入每一個領域,每一個地方,控制一切,你不知道它有什麽能力。就如今天你製造了電腦,明天電腦可能把你吞噬。
 
我必須告訴你,現在我發現一種在人類身上新的疾病,就是他們有意識的腦袋控制著他們。有一個這樣的人,他非常自我中心,不相信神,他是印度人,他遇上了意外,他的妻子是醫生,她是我的朋友,她把他帶來找我。他在我面前站起來,好好地走路。若他一個人獨處,無論他怎樣有意識的去做,卻連腿也抬不起來,你可以想像嗎?這些自我中心的人,出現一種新的疾病,在有意識下,他們什麽也做不了。他們不能做任何事。現在,我向你們作出承諾,或我警告你,這種情況將會出現。我警告偏左脈的人,你將會染上一種可怕的疾病,一種針對自我中心的人的新疾病,就是在有意識之下,他們不能移動,他們變成啞巴,只能坐在這裡,他們的自我會接管。當你在這個時代出生,你必須知道,這是非常危險的時代。
 
我們很不穩妥的處於一是找到神,一是入地獄,只有這兩種情況。一種新的疾病將會來臨,不是神經錯亂,不是。你非常有警覺性,卻不能移動雙手,你的整個神經系統拒絕運作。這種情況將會來臨,很快會出現。我曾經見過這種自我中心的人,像希特勒,他們摧毀全世界,對我們的價值觀作出那麽多傷害。在精微層面,我們可以說是因為戰爭,令他們為我們創造了這二十五年像地獄般可怕的生活。但就算你有機會避過戰爭,若自我仍然存在,那種生活仍會自動出現。若你可以外在的避過,它會在你內在出現。你發覺你不能動,不能眨眼,不能睡覺,不能移動雙手。就算是現在,很多人也睡不著覺。我不想霎哈嘉瑜伽士受這種可怕疾病的折磨。西方人更要為這種事情負責。那些想離開集體的霎哈嘉瑜伽練習者,他們正以亡魂的名義維護著他們的自我,他們必須明白,有這種情況出現,百分之九十九是因為他們內在的自我,必須要面對自我。
 
「啊!我有自我,我感到內疚。」好吧,你把它收回這裡,在你的耳朵裡,不是這樣,不應該這樣做。今天你很活躍,努力工作,明天你卻不動,你不能動。這個國家的人卻不關心,就算是沒有問題的人也一樣不關心,你變得像老人家一般,不會動。他看到一切,知道一切,他是有意識的,這種情況在很年青時便會發生的,只要是很微細的意外,很微細的騷擾,便會啟動,令你進入這個領域。在那裡你像啞巴一般坐著,不能移動你的手指,不能拿任何物件,你並非在昏迷狀態。昏迷狀態只會在吸食毒品的人身上出現,他們偏向左脈,毒品之類的東西把你帶到左邊。偏右脈的人不會處於昏迷狀態,那是咀咒。你看到一切,你很有警覺性,你知道各樣事情,但你卻連頭也不能轉動。是我說的,這種情況會很快來臨。
 
你或許還會說話,或許已經不能說話,你是可以到達這種狀態,慢慢地,慢慢地,你發覺你的身體不能移動。人們不能明白自我對我們是多危險,不是外在的壓迫,因為它進入了喉輪的左面,左喉輪會產生這種可怕的疾病。我們要明白怎樣控制我們的自我是非常重要的。首先把你的名字寫下,用鞋子拍打你的名字一百零八次。
 
第二,要律己,對自己要有紀律,早上起床,靜坐,右手向著相片,左手像這樣放,完全不要用光,也不要有陽光,完全不要走向太陽,必須避免太陽,只用月亮。閱讀描述左脈力量摩訶卡利的書籍,不要閱讀像Abbaduta這類的書籍,永遠不要閱讀這類書籍,不然你會視自己為Abbaduta。他說︰「我是無所不在,我是這樣。」人便開始感到「我是這樣。」
 
我曾讀過Abbaduta的書籍,我是說這本書,它指出我們的降世神祇有什麽不妥,不妥之處是降世神祇完全不認識人類,不知道人類在什麽層次。你告訴他們︰「我是無形相和有形相的,我是這樣那樣的。」那又怎樣?若你是這樣,我便是慈悲、愛心、和平,我又是……那又怎樣?若你要代入這些身分,你必須降至人類的層次,他們沒有這樣做過,所以這是一種浪費。但相反,每一個人都視我為神,視我為梵天婆羅摩,視我為濕婆神,就是這樣。跟著他們爭吵,那種成長,成熟還未出現,那是非常膚淺,整件事件變得非常膚淺,你變成膚淺的人,你就是過這樣的生活。我告訴你,首先最實際的是用鞋打法拍打自己,說「我不是這樣」。最先要做的是你要這樣告訴自己。若你是求道者,真誠的求道者,老實的求道者,我建議你這樣做,你在鏡中看著自己,告訴自己︰「現在你這個甲乙丙自我先生,請你離開我,我知道我是誰,請你離開。」你必須這樣做,嘲笑自己,向自己微笑,找自己樂趣,這是最佳的途徑,不要感到受傷害。若有人說︰「你很自大。」你可以說︰「我知道,我知道。」若你知道自己很自我中心,你又怎能有進步?
 
自我能以很多途徑出現。藉著你的眼睛,你的耳朵,你的嘴巴,你的鼻子,各種途徑,因為你違反神,違反集體,違反克里希納,違反你的喉輪。自我首先就是這樣顯現。現在,沒有人會像這樣去打人,你看,我們在自我的顯現中,變得更精微。我們運用我們這個部分,不是雙手。你可以藉著眼睛顯示你的脾氣,又或你的眼睛充滿挑逗,你變得淫邪,這就是為什麽基督說︰「不要變得淫邪。」
 
現在愛滋病能透過眼淚傳播,那很好。人們常常親吻對方,好吧,現在沒有人會再吻了。到目前為止,你們用喉輪去表達所有猥褻的東西,所有猥褻的行為都傾巢而出。所以在第二階段,當我們明白是透過喉輪,即美國,我們表達自己,表達我們的自我,那麽,我們該怎樣做?首先,停止說話,這裡的人說話的方式,我的意思是你看,你像這樣開合你的嘴巴,你繼續這樣而別人也不停的說話。你只要告訴他們一些瑣事,他們便馬上把他們所知道有關這方面的知識資料告訴你,像他們什麽都知道,從頭到尾,你也不知道自己身處何方。
 
你怎樣能停止說話?我告訴你一點實用的東西,我為你們帶來了一些果仁,我已經給了它們能量。把果仁放在口中,若你要說話,把它從口中拿出,不然,把它留在口中。那是神聖格涅沙,不要把它拿出來。停止說話,若你停止說話,你的造作便會消失。透過我們的臉孔,我們是偽君子,每事每物都是藉由喉輪成就。極之有野心的人的言行可以是非常非常友善、甜美的。若他們想剝削你或利用你賺取金錢,他們的言行也可以很友善,我們的言行是藉由喉輪表現出來,你的反應是「你是很溫和,你是非常好。」實際上你卻不是,你很具侵略性。所以你要明白,少說一點話可以減少一半的造作和偽善,那麽剩下的一半該怎樣處理?
 
剩下的一半,我們必須知道那一個輪穴需要對自我的顯現負責。其一是明善輪,明善輪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輪穴。當我們要顯示我們的脾氣,或表示我們不在乎,便會運用明善輪。他想︰「神啊!我對這個人做了些什麽?」這就是我們怎樣顯示我們的脾氣,常常都是這樣。這就是明善輪。這是為何我們常常用我們稱為酥油或某些含油質的東西來清潔我們的耳朵和鼻子,眼睛則用kajal,這個部分也是用kajal。必須把酥油放在熱水或熱奶中,再把它吸入,你的神經便能得到舒緩,它也能撫慰你的喉輪,亦能撫慰你通常稱呼的腹膜,那是內裡的東西。當我們的手指和雙手乾燥,油能滋潤它們,我們必須令它們得到滋養。在這裡那裡擦一點酥油,這裡那裡和頭則用油。現在的新方法是頭不用油,你的頭會變秃,秃頭的男士,當然,你仍可以這樣做,像猶伯連納(Yull Brinner),他是因癌症而死。他的妹妹是我的門徒。你發展出有趣的髪型,因為這種時髦的髪型,不再用任何油了。我不知道這方法從何而來。孩子也說︰「不要放任何油在耳朵裡。」是醫生,他們想製造病人,不要聽他們的話。在出門或到任何地方時,放一點油進耳朵裡,放進鼻子的則是酥油而不是其他油。透過明善輪來控制你的腹膜,這是很重要的。這個輪穴真的能幫助你大大的舒緩。在梵文和其他俗語,稱酥油為「mir」,而「sneha」是愛,「Neha」也是愛。所以我們要用油來滋潤它,那麽摩擦力便會減少。我們知道在大自然,當我們想減低摩擦力,都是用油。
 
就如我們想把一艘船啟航,我曾經為船隻啟航,所以我知道是怎樣的一回事。他們把潤滑油加在物件上。當船接觸到潤滑油,便會移動,順暢地移進海裡,漂亮地移動。在印度,他們用香蕉,因為香蕉隨處都找到,所以他們用香蕉。在這裡,他們用潤滑油,在英國,也是用潤滑油。同樣,我們亦要潤滑自己。我們的語言,我們的音調,我們的說話都必須潤滑,以愛來潤滑,愛是那麽有力量,可以吸引任何人,連希特勒都會被吸引。當你與別人說話或你說某些事情時,必須有如巧克力般的愛的外層,你甚至連菎麻油(用作輕瀉)也可以用,我就是有這樣做。你們要理解這些事情,不要像其他人那樣變得愚蠢,我們是霎哈嘉瑜伽士,必須擁有理想的人生,在各方面顯現活力,不要浪費我們擁有的這個了不起的祝福。
 
另一個時常有阻塞的輪穴是額輪。在額輪的層次,我們要變得無思無慮,但我們卻做不到。若我們靜觀自己的思緒,便會知道我們想著的大多都是傷害我們,找我們麻煩的人,偶然我們也會靈光一閃的想及一些美好的事物,美好的人。但一般來說,我們都只會想及傷害我們的人或類似的事情。現在,耶穌基督,祂是神聖格涅沙,祂擁有所有殺害我們的力量,祂能令我們完蛋,能完全毀滅我們,但祂卻給予了我們最偉大的武器,就是寛恕。所以額輪的口訣是寬恕,你需要明白去寬恕別人,任何人說了任何話,寬恕他們。當你寛恕,神便會接管。祂懂得怎樣恰當的或不恰當的應付處理這個人,對這個人做祂喜歡做的事情。這不是你的工作,你只需要寛恕,你只要給他一張門票,讓他到神那裡去。我原諒你,你必須做到,就是這樣,你便可以好好地享受額輪,可以說︰「我寛恕,我寛恕,我寛恕。」說三次來提升靈量。你要唸誦Nirvichara這口訣,沒有思緒。額輪帶給你思緒,那就是為何基督那麽重視雙眼,「我們不應有淫邪的眼睛。」嘗試把你的雙眼集中在母親大地上一段時間,她會把它吸入,那麽你的注意力便不會那麽分散,注意力變得集中和平衡。當你這樣做,你的雙眼便會變得有力量。你只要看一眼,便能把人治好,純真開始進入你的眼睛,你不會有淫慾和貪婪。
 
人們現在正玩弄非常危險的事情,我的意思是我不知道他們在玩弄些什麽。在西方,我看到每個人都看著女孩,這是何等毫無喜樂的追逐?為什麽要把你的眼睛看著一些你完全不享受的東西。男士看著女孩,女孩也看著男士,這是何等荒謬?為什麽浪費你的精力。我常常只看離地三呎的地方,這樣你能看到花朵,看到孩子。某天,有人問我︰「你像不像看著英俊的男士?」我說︰「我不是蠢才,我只看最英俊的東西,在三呎高度以內的。」他說︰「你必定是蠢蛋才會這樣做。」我不是,就是這樣。這樣做會給予你巨大的精力,因為你透過眼睛保留你所有的精力。眼睛是這個力量的窗戶,若你想把它保存,它會妥當,否則,就像現在,他們說︰「節約用水,因為你們已經浪費了太多水,所以現在必須要節省用水。」
 
在祝福的驟雨下,若你的眼睛是純真的,你會享受這祝福,你不需要看著任何人,不需要說任何話,只是享受,感覺這喜樂完全傾瀉在你身,因為自我已經消失。像這樣看著每一個人是一種壓迫,這是壓迫。我知道有些人催眠婦女或男人,我知道有婦女是這樣。我在宴會中看到,我曾經看到亡靈從這些婦女身上走出來。她們看著男士,男士受吸引,愛上那個女士,直至他變成乞丐,她是以私刑把他處死。這是一種男或女的賣淫,很可怕,對你的眼睛是種污衊。所以要保持你的雙眼穩固,嘗試把他們穩固,若它們想走到這裡或那裡,你便要說︰「看著這裡,這是大地之母,是它給你所有漂亮的東西,看著這裡。」那麽,大地之母的漂亮便會進入你的眼睛,潔淨和純潔便會淨化其他事物,事情就應該是這樣。
 
要對抗自我,我們必須準備妥當,要有適當的意志力,因為自我會完全握殺人類的意志力。自我大的人沒有意志力。他只會做自我要他做的事情。他可以殺人,可以很暴力。在美國發生的所有暴力事件,都是自我的顯現。這是對法律的不尊重,不單不尊重人的法律,也不尊重神的法律。人們的言行就是這樣,這也是他們為什麽會染病,這是可怕的事情。並不自我的人不會染上癌症。你必須是很自我才會染上癌症,雖然癌症是左脈的東西。你必定有自我,你才會很脆弱的透過自我而令癌病作出行動。若你是很自我,便很容易受癌症的侵襲,所以就算你能從癌症中存活過來,另一種東西仍會在等著你,你會被亡魂逮獲。
 
你會變得像我在電視中看到的那樣,有人給他們一些人工化的東西,他們變得像機器,像機器一樣移動雙手,像這樣走路,他們看來像人類,像這樣走直線,卻什麽也感覺不到。你會變得這樣。因為自我把你帶離情感,帶離左邊,你變得真的像一部機器,變得像機器。我曾經遇過一個牙醫,他來找我說︰「母親,我現在不能運用自己的身體,我沒有感覺,當某人死了,我沒有壞感覺。」我說︰「那麽你做什麽?」「我跑步。」跑步的意思是逃避。跑了多少時間?五小時。在他清醒的十小時中,他離開了五小時,跑步去,還有什麽會發生。
 
這些人工化的東西出現在我們身上是因為某人的自我在彰顯,即使是毒品也來找我們,因為有人想賺我們的錢,所有靈性導師都想賺我們的錢,你看,他們對賺錢更感興趣,所有自我中心的人都是金錢取向的,他們不能擺脫錢,無論你給他們多少錢,我是說我已經以成千上萬的盧比、上萬的物質來祝福他們,他們仍揮不去對金錢的喜好,接著他們很快就失去所有,就是這樣失去,像這樣失去,自然地,因為他們不認為這是份祝福,現在你必須去分享它。
 
我的意思是,實際上,有一個來霎哈嘉瑜伽的男士,他沒有錢,真的在崩潰的邊緣。他曾經一夜之間變成富翁,但一夜之間又打回原形。這是一個例子,他來找我,來霎哈嘉瑜伽,他變得很富有,忽然他失去一切。即使霎哈嘉瑜伽士也說︰「母親,我們來到你那處一段短時間。」跟著他們離去,變得很富有,我說︰好吧,看看一年之後怎麽樣,之前和之後,他們現在在哪裡?這個男士變得很貧窮,連乘巴士的錢也沒有。災難就像這樣來臨,他們不明白。我告訴你,除非你談災難,人們不會得到教訓,要使他們感到震驚,否則他們不會離開自己的自我,他們不能,他們與自我一起生活,他們不想明白這是會發生的,當他們看到它發生,他們最好是行動起來。
 
有一個例子,一個男士為所有印度的霎哈嘉瑜伽士帶來一個很大的教訓。他們都在說︰「你要來霎哈嘉瑜伽一段短時間,然後離去,那麽你便會變得很富有。」他們都作出這個結論,但現在他們都不會這樣說,因為若你失去透過它你才得到神的祝福的媒體,你便會失去它,所以不要對與你一起生活的可怕自我有完全的信心,它會控制你。正如你看到亡靈結合在一起,自我中心的人常常也結合在一起。兩個自我中心的人,通常都互相非常友善,因為兩人結合在一起,他們是一模一樣。當他們都不動時,有什麽會發生?他們坐著像塑像一樣,我視他們就是塑像,接著有什麽發生,我也不知道,因為他們不是死了,仍是活生生的,但他們卻不能進食,他們看著食物,卻不能吃。若你為他們注射營養液,或許副交感神經或交感神經仍在運作,自動系統仍在運作,其餘的身體功能卻都已經完蛋。中樞神經系統已經完蛋,這種情況可以突然在某人身上發生。把我今天告訴你的疾病寫下吧。
 
盡量保持在集體裡,盡量分享你所擁有的一切,不要用你那些狡猾聰明的方法,狡猾在欺騙著你。格哥曾經告訴我︰「母親,聰明才智,人類的聰明是那麽明智,它可以欺騙自己。」這就是我看到的,你們為什麽想欺騙自己,你是否瘋了?這是你們需要意識到的,一旦你明白這一點,你會看到,這個世界大部分的問題都會消失。你們怎樣有原子彈,你們怎樣有所有這些東西?科學從來沒有說︰「你要製造原子彈。」科學是為了建設,為了節省時間讓你能靜坐而設,不是為了製造原子彈去殺害你,不是,他們這樣做是因為美國製造了一些原子彈,蘇聯也製造了一些原子彈,這兩個國家,像是坐在對方的頭上,他們現在不能把手都放在按鍵上。這是個好主意,他們都害怕自己製造的惡魔,就是這樣壓倒性,所以若你想避過自我毀滅,就必須小心,對自己小心,不要自我吹噓︰「我知道,我知道。」不要,你有怎樣的言行?
 
有些人這樣說︰「我們不能住在普通的地方,不能睡在普通的地方,諸如此類。」即是說他們是乞丐,這是我對他們的感覺,因為若他們是國王,像我是皇后,我應說︰「我什麽也不想要,若你要我睡在這棵樹下,我可以,我可以睡在任何地方,我可以以我喜歡的方式生活。」你們都知道我住在王宮裡,真的是王宮,那又怎樣,這座王宮對我不重要。不管我到哪裡,我都能令那地方成為我的王宮,因為我不在意舒不舒適,舒適不能爬上我身上,沒有什麽能控制我,沒有什麽可以抓住我,沒有什麽對我是重要的,因為我是女皇。若我是乞丐,我便想要舒適,想要這些那些,我沒有什麽要求,沒有任何要求,當你到達這個狀態,你便能享受霎哈嘉瑜伽,享受你的靈,他們來印度時,這種情況就發生在他們身上。
 
我對來的人感到很驚訝,他們第一次來,我們花了四萬元,有五個美國人來,四或五個,應該是四個美國人,一個加拿大人,五和四個都跑掉了,想像一下是多麽昂貴,四個跑掉,我們嘗試,他們來見我︰「不,母親,我們忍受不了這種不舒適,我們不能忍受。」你們想在這裡有怎樣的舒適?我看不到有任何舒適,自從我來到這裡,這裡已是很可怕,你可以看看我的頭,我在這可怕的地方曾經生病,你想有怎樣的舒適?他們在這裡過分自我吹噓,他們跑掉。所以你們要明白,時常都有很多要求的人,乞求物質並不能令他們的人生有任何成就。
 
這一次你來印度,生活會是更簡樸刻苦,除了在 Rowdy,我們都不會住在大廈裡,或許連Rowdy 也不會。是住在外面的大營幕裡,絶對是在森林裡,森林有老虎、蛇會爬上你身上,你要在水流湍急的河裡沐浴。你也可以享受晨早鳥兒美妙的歌聲和漂亮的香氣,那是那麽美好和舒暢。哪裡令生命精粹在滋長,我們就這樣決定,我是說我能住在哪裡,為什麽你們不能?我不能明白,你們有何特別?我是個六十三歲的老婦,我的人生,我的父親,我的丈夫都過得極之舒適,我的意思是他們的生活都過得很奢侈,我從來都不知道怎樣坐的士或坐巴士,也不知道怎樣買車票坐火車,我從不獨自乘坐飛機,我的意思是我不懂怎樣獨自乘坐飛機,我是說我常常都是這樣,但我什麽也不需要。我可以獨自出門遠遊,可以到任何地方,可以做任何事情而不感到害怕,不感到有問題是因為只要與自己一起,有什麽要擔心?我們就是要這樣做到,這就是我們要做的。一旦我們達到這種狀態,這是那麽漂亮,你會尊重自己,愛自己,我們就是要這樣愛其他人,尊重其他人,不懂尊重自己的人是不懂尊重別人。
 
自我中心的人不尊重自己,若他們尊重自己,就不會有自我,自我是那麽令人感到羞愧。若你對人說︰「你非常自我中心。」這個人會打你,你說別的話,他們不會打你,他們會嗎?但若你說︰「你很自我。」他們打你是因為他們感到受傷害,若他們不喜歡,為什麽還要有自我?把自我從頭腦中移走是非常困難,你很快從一處阻塞走到另一處,到目前為止,我也不能理解怎會這樣。
 
印度的天氣和養育人的方式令印度人不會自我中心,我並不知道任何一個人,他今天是好人但明天卻想打人,我從未在印度見過這樣的人,印度人都是非常穏定。你現在看看坐在這裡有一個醫生,他錯失了諾貝爾獎,像這樣的人,你相不相信有這樣的人坐在這裡?他是另一個,你不會在印度找到另一個像他一樣行為的人,他們都有自我,非常精微的自我,我必須要說,官僚和政治家也有自我,一旦他們到國外,就變得更差。通常在印度,一個人的地位能從他的謙卑程度看出,不然他們不會相信你是來自皇族,你是來自皇族,你是極之謙卑,這就是徵兆。就像舒莎,我只和她說了五句話,她就說︰「這位女士非常尊貴,必定是來自皇族。」我的確是,我是說我從未告訴過她,也沒有太多人知道,但她卻說︰「她必定是來自皇族。」
 
有什麽需要侮辱人,有什麽需要向別人叫喊,有什麽需要以這種態度與人說話?沒有這個需要,你要以甜美和美好的態度說話,這樣看來很美好,也比較好。別人最好能看到你的品格,至少為著和諧協調,請你克服你荒謬的自我。自我令你在喜樂的界線之外,在你要擁有的喜樂海洋之外,你只是極不愉快的生物,令每一個人不開心。要面對它,面對它,不要把它放在你的左喉輪,「啊!我很自大,我很不開心。」那麽你就完蛋,我不能把你治好,你要明白,我也在受苦,我常常這裡那裡,我不知道該怎麽辨。自從我來到西方,我這裡便出問題,因為你們的左喉輪全都出問題,我把你們放在我身體內,你們不知道你們怎樣令我受苦,雖然我不介意。我現在必須請求你們好好照顧自己,你們的言行要令這個美國自我消失,因為有另一個解決方法,這是錫呂‧克里希納的時刻,我不想現在用這方法。最先的毀滅會在美國開始,接著才開始建設,毀滅是不可能,毀滅之雲會消失,完全消失,涼風會把它吹散。你們必須很真誠,很體諒,沒有自我,這是你們要對你的孩子,你們的後裔,你們的國家的責任,這是你們的責任,對嗎?
  […]

怎样入静 英國倫敦 1979年11月18日 London (England)

怎樣入靜
英國倫敦‧1979年11月18日
 
霎哈嘉瑜伽是一件觸發性的大事,藉此神的創造不但能達致圓滿,還讓人知道它的意義,就是這樣偉大。或許我們還未意識到,當我們說我們是霎哈嘉瑜伽士,你要知道,成為霎哈嘉瑜伽士要與霎哈嘉瑜伽的實相有多認同,你必須擺脫很多抓緊你的錯誤認同。人們稱這為犧牲。我不認為這是犧牲,若你認為有些東西阻礙你的通道,你就會想把它移走。同樣,若障礙很顯眼,你就能明白這些障礙阻擋你的路,它們不是你的,在阻礙你的進展,所以你要把這些錯誤的認同從你的思維裡完全移除,嘗試認同於自己而不是錯誤的認同。
我想這是這裡的人其中一個問題。不管我收到什麽投訴,我都明白你們對霎哈嘉瑜伽的理解仍未到達這程度,這是份巨大的任務,為此,若你要迎上前,若你是要與它對抗,就要完全明白它,亦要明白你支持代表什麽,你要做多少,要改善自己多少,因為你們就是要帶領霎哈嘉瑜伽到它要到達的位置的人。對我而言,我再沒什麽可以做了,我已經完成了我的工作,現在是你要接受它,吸收它,你要改變整件事情,這是你的工作,這就是為何這是件認真嚴肅的事情。
我常常說的第二點是,因為自我,我們很分離,分離的程度令我們與上天的聯繫永遠不能好好建立。就如我曾經說,這件工具,若它分成五個部分,就會互相對抗爭鬥,雖然它仍與總機連上,但你卻不能運用它來完成什麽。同樣,若你們仍然分離,就不能有這份聯繫。
例如,人們來這裡,我曾見過,為霎哈嘉瑜伽而來。現在,他們有其他興趣,其他優先的事情,其他事情對他們更重要。他們時刻都在浪費時間在這些那些事情上,然後他們會說︰「母親,我們在霎哈嘉瑜伽沒有太大的進展。」就如他告訴我,若你決定,我們要以霎哈嘉瑜伽為先,其他事情都是次要的,那麽霎哈嘉瑜伽就真的能在你身上確立鞏固。
有些霎哈嘉瑜伽士層次很高,我知道,有些則處於很平庸的層次,一些卻絶對無用,亦有一些絶對要趕走他們,我們有各種類型的瑜伽士,我全都知道。現在取決於你︰你何去何從?你想到達怎樣的程度?若你要浪費時間去想其他霎哈嘉瑜伽士和一些細微瑣碎的事情,就如他所說的,你就會越分離,越加分離。因為所有這些決定都是來自你的自我。「我不喜歡,我不這樣做,我看不到它。」
若你能以某種方式看你的自我怎樣運作,你就能擺脫它,我們就是要這樣做,不是與自我對抗。我從不說︰「與自我對抗。」順服委身是唯一能令自我離去的方法,這就是為何在西方的進展,你也看到,比印度慢得多。就以他為例,以偉為例子,你看到真的是很不凡,因為他在印度位處高位,我在這裡看到,即使是洗碗的人來到霎哈嘉瑜伽,仍有很大的自我,即使我們的總理也沒有他那麽大的自我,我是說他說話的態度︰「我不喜歡它,我這樣做。」我是驚訝於他們的態度,你要明白,每個人都像已成為英國的國王或是什麽?他們說話的態度,明白嗎?我們要告訴來的人︰「不要浪費瑪塔吉的精力來爭論這爭論那。」因為這裡每個人都只想著自己,這是他們最大的障礙。當他們第一次來,你發現很困難,我時刻都要表現出我欣賞他們的自我,只為滿足他們,令他們醒過來,這就是為何進展那麽慢。
以他為例,他找過各種可怕的導師,他的妻子也找過各種可怕導師,這是印度的另一個極端,我們必須尊重所有聖人。這些日子,聖人都是假聖人,他們不僅是假聖人,一些人還是魔鬼。他們不會說︰「我們是魔鬼。」雖然不說自己是魔鬼,不管如何,他們都不是以正常的形態出現。那些簡單純真追尋神的人卻找他們,對他們付出真心,為他們做一切,接著才發現他們是魔鬼。一旦他們發現那些導師是魔鬼,都很驚訝,然後回來,再找另一個導師,雖然找另一個導師,但已經受到傷害。他們會擺脫傷害,因為他們承認已經受傷,他們知道,真理是什麽,要期望什麽。
我要說,人們知道期望些什麽是這個國家的福佑,你看人們不喜歡到…很好品格的人不會去某些以聳人聽聞的手法處事的人,又或某種…你們怎樣稱呼chamatkar,是奇蹟。他們不會去,卻會去很狡猾精微的人那裡。他們會上演另一種表演,只會說︰「不、不,你這樣就能到達最高。」因此,很多在印度的霎哈嘉瑜伽士也是這樣,除了在村莊裡和鄉郊的人,大部分城市人都會找某些導師,盡管如此,他們都捐棄一切。
我曾經告訴他們︰「你們要用鞋打法打他們。」從早到晚,他們會做一切,雖然他很忙,但每天他都會花一小時做sadhana。在這裡,即使只是早起,人們也抱怨,我是說你對這種怠懶的人該怎麽辦?你要明白,這絶對是很困難的,我感到我們必須明白︰你有很大的責任,西方有很大的責任,因為這必須在倫敦發生,首先要在倫敦發生,這就是為何你肩負很大的責任,你要提昇自己,提昇霎哈嘉瑜伽,一次又一次,要知道令你慢下來的是自我,又或是超我,這是毋庸置疑的。主要的問題出在自我。我必須告訴你,自我是主要的問題,但我不敢告訴任何人︰「這是你的自我。」因為這樣你會跳上我的頭。你要嘗試看看你的自我,它是怎樣偏離正軌,因為你追尋的是你的喜樂,你的財富,那個你追尋經年的隱藏的自己,這就是我要向你揭示的。
為何要與嘗試給你最高的人爭辯?這只是浪費精力,不要浪費精力在這些事情,這些輕浮瑣碎,找別人錯處的事情上。現在他在統籌德里營,他亦是統籌印書事宜的人,我並不知道,不知道有任何問題,你只要告訴他們︰「這必會發生。」好吧,我不知道這怎會完成,你已經留在德里,你看到很多人在這裡,從未出問題。你有否聽過任何人投訴?或任何人爭吵打架?沒有這種事,你要明白,這不是有聰明才智的徵兆,時刻都在找別人的錯處,或責怪自己,兩者都是錯的。最好是在智慧中成長,我們必須在智慧中成長,我們要看到自己越來越有智慧。
你們一些人真的成長了,但一些人仍然起起落落,一些人仍然很低下,所以我們都要起來,全部人都要在一起前進。若只是某人有一點成就,對霎哈嘉瑜伽是毫無用處。就如我曾經告訴你,集體才能成就。你們全部人必須把它成就。全世界你都擁有真正的兄弟姊妹是那麽美好。當你到他們那裡,他們會真心的接待你,就如你也真心的接待他們。你們必須迎上前,到達能互相以愛,開放的態度來面對大家,沒有任何憂慮,任何恐懼,他們只是你的兄弟,你亦是他們的兄弟,你要愛他們。這種情況只有你擺脫恐懼才有可能發生,因為自我的另一面是常常恐懼,因為它攻擊人,它也害怕是因為它知道別人也能攻擊它。
我們要想想這一點,但不是說你要看不起自己,不是,你們是聖人,你們必須知道,你們是有自覺的靈,全世界有多少有自覺的靈?有多少人能提昇靈量?有多少人能明白什麽是生命能量?我會在導師崇拜時告訴你,你已經有什麽成就,你內在有什麽建構現在已經在運作,你的輪穴怎樣透過霎哈嘉瑜伽被喚醒。就如他所說,對,它已經發生,但我們對它做了些什麽?它是發生在任何人身上偉大中最偉大的事情,你是知道的,你也知道這是最偉大的事件,在很久以前以最後的審判預言過,你知道自己就是這樣受審判。
所以我們要很辛勤的工作,我們要工作,它毫不費勁的給了你,好吧,但要維持它,保持它,走向更高,我們要以虔敬謙虛的態度去成就它,接受更多更多,吸收進你的存在體,讓它慢慢的流進你的存在體,完全覆蓋它,讓這份喜樂,這份極樂臨到你身上,我很渴望能這樣。不要讓自己成為小人物,要有更大的願景,更大的主意,因為你現在屬於大事,萬事萬物的最大,原初的,最高的,這是對宇宙大我而言。若你知道自己的重要,那麽你就能成就到。看,若你看到一個印度霎哈嘉瑜伽士,你會驚訝,雖然他只睡兩、三或四個小時,但他仍不會放棄sadhana,若他能有充足的睡眠,就會妥當。他首先看到︰「早上做一小時sadhana,我不管如何也要做到。」說到睡眠,我們一生都在睡覺,我們要糾正自己,我們要昇進,我們要迎向前成就自己,這是重點。看看你的自私,我告訴你,認識自己是最大的自私,若你不認識自己,所有自私都是毫無用處。
就如你稱的swartha,梵文是swartha。Swartha的意思是自私。若你把swartha分拆為swa 和rtha,若你知道swa的意思是真我,這就是最大的自私。
事情就是這樣,我們很高興他在這裡,我們也會到印度,明年我們計劃到印度,你會與我們會面。他們很多人或許會到德里和孟買,他們全都等待著你們,計劃接待你們,他們很高興那麽多霎哈嘉瑜伽士來自倫敦,來自全世界,你知道他們怎樣照顧你,怎樣快樂,怎樣喜樂。我們必定有些地方出錯,我們知道,我們應該體諒他們,因為這是我們過份思考,閱讀太多,過份控制人的問題,但我們能輕易擺脫這些問題。
只要把自己抽離,看看自己,對自己說︰「現在,先生,你好嗎?」若你這樣說,立即你的注意力會穿透你,你會看到你的外在存在體,這是很重要的,越看清楚自己越好,你要面對自己,但你卻不想面對自己,害怕面對自己,因為你在壓迫別人,所以害怕以同樣方式壓迫自己。不會有任何壓迫,因為這是最完美的狀態。你看到自己,既沒有壓迫任何人,亦沒有被任何人壓迫,你只是清楚的看到自己,你就是要看到自己。
你漸漸開始看到你的輪穴,看到你的問題,看到你的事情,你知道這是怎樣逐漸發展。但每個人都想有個快速的成果,這還可以!若你想有快速的成果,好吧,你喜歡這樣嗎?若你喜歡,你就會取得很快的成果,若你不想,就要對自己有耐性,不是對我有耐性,而是對你自己,我在說你要有耐性,因為這是你的問題,所以你要對自己有耐性而不是對任何人。這是重點,若你對自己有耐性,你會取得很久以前應許給你的東西,但你必須學習對自己有耐性,不要生自己氣,不要貶低自己,不要迫自己壓迫別人。
這是很簡單的事情,最簡單要做的事,因為我們複雜的人生,複雜的思維令我們變得與物件糾纏。很容易就能走出來,只要毫無困難的溜出來,我知道你們能做到。所以忘記這些如我的父親,我的姊妹,我的兄弟的事情,一旦你的光向前,立即就能燒走這些問題,燒走一切,沒什麽能剩下來,除了你的光和那些想找你得到開悟的人。
我知道將會有導師崇拜這個大日子來臨,在此之前,我請求你準備就緒,我或許會做一些了不起的事情,但我必須有恰當合適的接待處。所以你們必須準備好。想想它,你是否愛人?你是否在愛中?你是否愛每一個人?只想想你愛每個人是那麽偉大,我是說你問我,每個人說︰「母親,啊,你看來那麽年青,那你又怎麽樣?」這是因為我常常想︰我怎樣可以去愛,你要明白,我有那麽多愛要給別人。
只想想愛人是何等偉大,你也知道,人們有時怎樣待我,不要緊,我仍會去愛,我享受與它嬉戲玩耍。同樣,你也要愛,愛就像蓮花般開放,蓮花把花瓣張開,漂亮的芬芳開始流動。同樣,你的心扉會打開,愛的芬芳會傳遍全世界,它會在人群裡回響,我知道這會發生,發生得越快越好,選擇權在你,你要作出選擇。
我很高興,因為能聽到這樣漂亮的歌曲,在聖誕節前,對我是件大事,你知道的,同樣,我們現在有另一個聖誕節,慶祝你內在新基督的誕生。讓我們準備迎接祂的來臨。你的準備不是逃避自己,不是牽涉入輕挑瑣碎的事物,而是漂亮的成就它,潔淨它。若你的真我要建立在這存在體的廟宇裡,你必須潔淨。
願神祝福你們!
現在,在靜坐前,在你心裡,又或,你要看看你的心,嘗試把你的導師放在心中,把他在心裡確立後,你要以完全虔敬委身向他躬身禮拜。不管你有什麽想法,在有自覺後,這不是想像而來的,因為現在你的思維,你的想像已經得到開悟,要把自己投射為你謙卑的俯伏在你的導師腳下,請求賜予靜坐的必要氣質或氛圍。靜坐是你與上天合一。若有任何思緒,當然你要唸誦第一句口訣,再內觀,你也要唸誦格涅沙的口訣,這會對一些人有幫助。你要向內觀看,看看什麽是自己最大的障礙。首先是思緒,對這些思緒,你要說Nirvichara (無思無慮的覺醒狀態)的口訣︰「Twameva sakshat Nirvichaar sakshat Shri Mataji Nirmala Devi namoh namaha」,要說三次。(每個人唸誦這句口訣三次)
現在來到你的自我的障礙,因為,你要明白,現在思緒已經停止,毫無疑問,但你的頭仍有壓力,所以若這是自我,你要說︰「Twameva sakshat Mahatahamkaara」— mahat 的意思是偉大,ahamkara是自我 — sakshat Shri Mataji Nirmala Devi namoh namaha,說三次。(每個人唸誦這句口訣三次)
現在,若你發覺自我仍在,你要提昇你的左邊,再把它推向右邊,用手,一隻手向著相片,把左邊拉高,降低右邊,自我和超我因此能平衡,做七次,試試感覺你的內在,現在你提昇靈量到頭頂,打一個結,再提昇靈量到頭頂,打一個結,再提昇靈量,打一個結,在頂輪,你要說頂輪口訣三次。(每個人唸誦頂輪口訣三次)
現在已經打開,你能像這樣打開你的頂輪,再把它降下,看到自己停在那裡,一旦你能做到,就能入靜。這就像潔淨,稱它為Nyasa,若你發現任何障礙,你也可以說,就像,若你有…例如摩訶卡利的問題,你可以唸誦這句口訣,把它潔淨,再坐下入靜,任何個人的問題,你可把它清除。若你有自我的問題,你應從唸誦Mahatahamkara 開始。你要找出︰你有什麽問題?靈量停在哪裡?你可以內在感覺它。
你們一些人或許感覺不到,若你感覺不到它,用你的手指感覺它,若你內在沒有感覺,就用手指去感覺,你能感覺到它,呀!好一點,現在怎麽樣?好一點?問題出在那裡?
(有人說心輪中部)
錫呂‧瑪塔吉︰心輪中部?好吧,不要呼吸,不要用力,像平常一般,好嗎?Sakshat Jagadamba, sakshat Jagadamba, sakshat Jagadamba, sakshat Jagadamba, sakshat Jagadamba, sakshat Jagadamba, sakshat Jagadamba, sakshat Jagadamba, sakshat Jagadamba, sakshat Jagadamba。好吧?就這樣,現在好點嗎?再一次?好吧,不要呼吸,Sakshat Jagadamba, sakshat Jagadamba, […]

錫呂‧瑪塔吉女士的講話 (India)

錫呂‧瑪塔吉女士的講話
1977年3月22日
講於 Bharatiya Vidya Bhavan 禮堂
Yeh light isliye di hai ki aap doosron ko prakash den. Agar aap iska prakash doosron ko nahi doge to dhire dhire ye prakash khatam ho jaata hai. Is prakash ko aapko aise marg pe rakhna chahiye jahan log andhere mein bhatak rahe hain na ki is prakash ko table ke neeche le ja ke rakhna chahiye jahan woh bujh jaaye khud. Aap log wahan aayiye aapko koi taqleef hoyegi, […]

Nabhi Chakra (India)

臍輪
1977年2月
臍輪位於每個人類的重力中心,若它不在哪裡,即是說你會出一點小問題,你要把它安置在正確的位置。你們大部分人都受某類問題困擾,或許是因為毒品、神經系統的問題、戰爭、或某些對你的持守的撞擊。例如,在戰爭中,人們失去價值觀,因為他們失去對神的信心;貞潔的女人相信貞節,卻受到殘暴的侵襲;虔敬的人被檢控,家庭破碎,很多男人被殺,女人、孩子、老人流離失所。一種可怕的不安全氛圍控制所有這些國家,接著而來的是集中營,你要明白,這些事情砸碎人類,因為人類是非常脆弱的器具。
他們是一種渴望得到的受造物,他們是最高的,卻受像炸彈這類物質控制,因此,人類的靈就消逝,人們失去對正義,對愛的信心。
因此,一種新模式的安全感就被建立,工業革命隨後而來,社會廣泛接受人為虛假的喜樂、安全感和愛,這就是人以他的自由所做的事情,因為戰爭是人創造的,不是神。除此之外,很偉大的靈魂的追尋者出生在這個地球,他們開始追尋超越這些虛假的,像物質主義這類安全感。這些追尋者沒有正式的領袖統籌他們,帶領他們行正道,因此他們犯的錯誤為他們創造了障礙,就這樣,除了人類知覺的障礙,也增添了很多其他障礙,很多障礙令霎哈嘉瑜伽對他們而言是很因難的進程。
參與戰爭的國家只會變成已發展的國家。作為反應,這只是反應,他們是唯一已發展的人,卻實際參與戰爭。沒有參與戰爭的人卻仍很落後。因此,一方面,我們有想追尋的國家,因為他們過度發展,他們很富裕,但他們的求道者卻失去停泊處,因為反感知,對嗎?另一方面,其他仍未發展的國家,他們的求道者仍追求金錢。在這接合點,霎哈嘉瑜伽出現,這是人的知覺與神合一的承諾建立的階段,藉此你感到你的無意識,神的力量,祂無所不在,能思考,能統籌,能計劃。只有透過霎哈嘉的靈量瑜伽,只有透過霎哈嘉靈量瑜伽,人類才能進化。但要進化的人,他們的正法要完整無缺。
香港集體翻譯 […]

注意力和喜樂 (India)

注意力和喜乐
印度 1977年1月27日
… 太过摇摆不定,怎样固定注意力。注意力的质量随着你们进化的状态而改变。例如,在动物…。
人类的注意力被安置在哪里?这是没有固定位置的。我们可以说,注意力是知觉的表面或边缘,无论我们知觉到什么,注意力便被牵引到哪里。举一个比喻,所有铁粉均有受磁铁吸引的力量,我们不能找到这个力量在哪里,它是无所不在的。无论磁铁放在哪里,铁粉都会被吸引过去。我们的注意力也一样,不管什么事物吸引我们,我们的注意力也会被吸引过去。
注意力存在于我们全身,某种意义而言,它可以受任何在身体外在的事物牵引。在体内也一样,当我们体内有痛楚或任何不妥时,注意力就会漂流到神经,流经我们整个神经系统;但在大脑之中有一个控制的中心。如果这个中心受打击,我们虽然仍能保持知觉,但已没有了注意力。同样,如果一个人的喉轮受打击,这种情况亦会发生。若有人受到打击,甚至低一些的轮穴也会产生类似情况,那个部份便会失去注意力,因为你这个部分已没有感觉。
分别在于你愿意的话,就能将注意力放在任何部份,即使那个部份已经麻痹。例如,若我的手已经麻痹,我也可以放注意力在我的手,意思是我仍然可以看着它,或想着它。但我们身体之中有一个部位,如果受到打击,我们甚至不能思考。我们会完全失去知觉,即使眼睛还是张开,手脚都会移动。那个部位在喉轮的位置。
如果你从这里画一条线到这里,即大脑中喉轮的所在(peetha宝座),在这条线上任何一点受到打击,你都会失去注意力。你便不能将注意力放在任何事物之上。这条线也通过额轮。因为当这点在这后边连接上喉轮,加上内部的宝座(peetha),便形成一个三角形,这个区域上的所有线都能影响你的注意力。你的心脏还跳动,四肢还会活动,但你却无法将注意力放在任何事物之上。
当你们还未得到自觉的时候,你们是用通常的方法,即通过大脑的中心把注意力放在事物之上。但得到自觉以后,你便能通过其他能量中心来应用你的注意力。得到自觉的人和未得自觉的人很不同,或者可以说你用注意力,就能够作用于不同的能量中心。你能够知觉身体中那个能量中心有障碍,在此之前你是不能知觉的。不单如此,你还可以知觉他人的能量中心,即是说你的中枢神经系统受到一种新的知觉的祝福,能够传递你注意力所在的那个能量中心的讯息,同时能将你的注意力微妙地放在他人的能量中心之上。
所以第一个发生在你身上的是,你的注意力变得更精微,注意力变得更精微的意思是你可以明白更有深度的事情。例如,小鸟能看见花朵,却不能感受花朵的美,而一个未得自觉的人可感受花朵的美,却不能感觉花朵的生命能量。这样你便变得精微,你的注意力也变得精微,你比其他人走到更高的进化阶段。
现在我们要谈谈如何去运用注意力。
如果你在未得到自觉以前,由幼年开始,已懂得一种手工艺术,这是因为神经里生长出一种髓素覆盖物,你就可发展这种特别艺术应有的深度。同样,当得到自觉以后,我可以说你是得到重生的人。如果你尊重你的注意力,慢慢地你会发展出对霎哈嘉瑜伽应有的深度。可惜有许多人在得到自觉以后,便不再回来参加练习,即使回来,也不好好发展对生命能量的感应。他们回到日常忙碌的生活,把注意力浪费在那些不会令他们变得更精微的事情上,于是他们便不能发展出更精微,更深的霎哈嘉艺术。
举个例说,有个读书过多的人,在得到自觉以后,他便开始把自己的经验对照书本上的所得。这样他又把他的注意力浪费了。因为他的注意力会附着于这些传统的想法,这些想法有些是正确的,有些不正确,有些更是荒谬绝伦,毫无用处。那些人只是为了钱,才出版些没有价值的书籍。
一旦你得到自觉以后,还回到过去粗浅的知觉,将它和精微的意识比量,你便会开始丧失生命能量。我见过有些小孩子得到自觉之后,要睡很长的时间,有一段时间有点不活跃。但成年人得到自觉之后,往往立即跑到书店,买本关于灵量的书来读。
又有一些人,他不知道自己已经是个新人,还视为理所当然,说:「玛塔吉很仁慈,她说我已经走得很远,可是我怎能相信呢?」要他们相信这一点就好像要他们给我金钱或什么似的,或我也不知道他们会给我什么。有些人说:「我能够感应到生命能量,但这些能量有什么用?她为什么要给我这些能量?」这类人又走回人性事事讲求实用的粗糙习性。对他们来说,每样东西都是必须有其用处的,没完没了,甚至把得到自觉也看成是一种用处。他们会问:「自觉有什么用处?有多少人要得到自觉?要发生什么?有多少比例?有没有时间表?这是什么?那是什么?」等等。
其实给予你们这微妙的力量是要让你们去享受,就好像享受花朵的美丽一样,我们只是去享受。我们会否在书本里找出︰「我们要怎样去享受?怎样去享受花朵?」接着︰「该怎么办?」然后︰「我们要考查花香与书本里的描述是否一致吗?」可是人们却往往如此,令我不知说些什么才好。那是很愚蠢的,如果我说出来,恐怕他们会受到伤害。人们往往因为很小的事情而受到伤害,那是很愚蠢的。
儿童反而比较明智,他们得到自觉以后,只是去享受它,跑去睡觉,什么也不管。他们认为那只是要去享受的,「让我们去享受它」,因此,一开始事情就这样发生。
在这个现代或梵文里叫做斗争期(Kali Yuga)的时代,即现时代,人们不知道他们把自己变得比从前更粗浅。运用头脑的观念想法来组织事情,人类变得很不自然,很愚蠢,甚至不能分辨喜乐与丑陋。他们很迷惘。
首先,这不只是有一个原因,而是有很多原因;正如我说过,这是人类在获得自觉前天生的粗浅驱动力。如果他们明白疾病的来源,或许会比较容易纠正。如果你不知道背后的病历,便不能纠正它。如果你是读历史的,你便知道人类过去的行为是怎样的。你会开始怀疑这些人有何毛病。神只创造一个世界。试想有一个像我这样的人来到世上,突然发现世界被创造成许多个国家。创造没问题,当然如果你们认为世界太大了,不能统一管治,可以有不同的国家,但发生的是国与国之间的争执和杀戮持续。毫无意义地制造了这许许多多的问题,变成一个疯狂的世界。
因此从历史中你们可以看见人类如何令自己疯狂,这些事情一次演讲不可能讲完,有些人已写下一册又一册的巨著,因此你们的注意力受到破坏是有其历史背景的。
有些人是因为身体患病或残废才练习霎哈嘉瑜伽,有时这些人还比没有疾病的人好,因为他们能清楚得感到好转与喜乐。当病好转时,他们便能瞥见喜乐,于是他们知道这一切是要去享受的。但我要说,他们之中亦有些人在病治好了以后,便无影无踪了,他们不明白还有更重要的要他们品尝和享受。
在霎哈嘉瑜伽,单是身体上的喜乐已使你的注意力变得精微。你毋须固守你的注意力,但却要使你的注意力变得越来越精微。你们都知道固守注意力是错误的方法。有些瑜伽士这样做,你们也知道其后果。他们的轮穴都受到破坏,不能运作。如果他们意守宽恕轮,你可以看见他们的宽恕轮受到破坏。你们毋须固守注意力,却要使注意力变得越来越精微。
就如我告诉过你,好像你把磁铁放近石头,石头是不为所动的,你可以把磁铁放在你喜欢的地方,只有将磁铁放近铁粉,铁粉才会被吸引。同样,霎哈嘉瑜伽修习者的注意力应该是很精微的,他应能感应到生命能量,他应该思念这些能量,吃这些能量,喝这些能量,享受这些能量。
身体方面,有许多人对我说︰「我们到他们家,他们端上食物(laddoos),我们不能拒绝。母亲,我们应怎样做?」事实上,他们是受食物的外形吸引,便吃了下肚,却不明白食物的能量如何,吃了之后他们的胃便痛,当他们胃痛,于是他们说:「母亲,我们失去了能量。怎么办?我们吃了不良食物。」如果你能看见那些食物里没有好的能量,就应该说:「今天我不吃任何东西。」你便不会吃了。一个生下来是觉醒的小孩子永不会吃那些食物。就算妈妈打他,他也只会说:「好吧,尽管打吧,我就是不吃。」因为他们不会吃那些污秽之物。这些儿童看来很固执,他们以为他们很固执,但他们知道︰「因为食物里面没有能量,不会吃得舒服,所以为何我们要吃。」
所以在身体方面,你们现在有许多做得不对的地方,就好像你们的一些习惯。譬如扯头发的习惯。我认识一个女士,她有扯头发的习惯,她的头这里光一块,那里光一块,她的头发通常长在这一边,因此这里光一块,她就把头发拉向这里,她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她来向我求医,试想像,我问她︰「为什么要扯头发?」她说:「我的注意力经常如此,令得我扯头发。」我说︰「如果一个人的注意力是这样,如何是好?」于是她姊姊便在她每次举起手扯头发的时候打她的手。那个女士对她姊姊说:「你一定要打我,如果你不打我,我便打你。」于是这样打了一段时间,旁人都在看着她们︰「你们在做什么?」但即使是这样,这个女士还是不能戒除那陋习。所有其他习惯都跟这个差不多,全都是这样,因为事物时刻都在我们注意力之上,因而形成习惯。有些习惯是为了方便,不成问题。
我是说有些人想戒掉这些习惯,他们说:「我们不坐在地板上,也不坐在椅子上。」「那你们坐在哪里呢?」「我们要坐一个静坐的姿势,我们要练习这个。」
我是说你们不需要做这种荒谬的行径。我的意思是有些习惯是不成问题的,不要走向极端。但我们有些习惯是由于潮流而来的,我们有这些习惯,因为某个人吸烟,他强迫你也吸烟,于是你便说:「好吧。」我们其中一个坏习惯是不向人说「不」。
 
 「怎样说「不」呢?你看人们都在喝酒,他们向我敬酒,我说「不」,但他们依然勉强我,这样看来很坏,你知道,不喝酒…他们提供酒给我,于是我便说︰「好吧,我喝一点吧。」又有一天,我变得像这样,亲友邀请我们晚饭,我们必须去,然后他们要看歌舞,我们于是去了,后来卡巴莱歌舞表演,我们一定要看,闭眼不看那些赤裸女人也是不好的。」「啊!我们都是很天真的人。」于是我们不断辩白:「我们的社会是这样,潮流是这样,我们能做什么呢?」
但霎哈嘉瑜伽的修习者很不同,他是被拣选出来的。但你们不知道自己的价值,tumala kimat nai sataji,你们没像我重视你们般重视自己。有一个事实,你们很少人真正知道,使人们能用这种方式得到自觉,玛塔吉一定是做了些艰巨伟大的工作,她一定付出了很大的努力,只靠自己成就到,历世以来,她也作出很大的苦行,甚至今世,她一定是日以继夜非常辛勤地工作。现在我们都得到自觉了,多么容易,我们应该如何处之。」
过去我想当你们得到自觉以后,便会立即看见自己的价值,知道自己得到自觉和成为sakshatkar是伟大的,但却不是这样,你们却向粗浅的世俗生活妥协。
你们之中一个人就足以引领大批民众,你们之中一个人就可以引领他们。那些领袖是不会妥协的,领袖在引领群众时,不是要去解决人们的问题,而是要把问题给人们去解决。他站得高于众人,高出甚多,他是绝不妥协的,他不会折腰,只有别人在他面前折腰。
街道上夜幕低垂之际,那个手中有灯火的人会做些什么呢?你们每个人都好像一支火炬,那么你应该有如何的生活、有如何的人格?那是你自己要去决定的。你的注意力要放在首位。
当你明白身体如何向你显示,你应当知道要清洁自己的身体,要令它美丽、温柔、优雅、尊贵。我见过一些人与一群人一起时,当坐下时做出一些连受过普通教育的人也不会做的行为。原因是你还不知道你是别人的领导,人们是看着你的。你应该有一种Masti,满足于自己。
在物质层面,你吃什么,看什么,喜欢什么,整个先后次序都应有所改变。最重要的是在任何处境,任何习惯,你都要顺其自然(Sahaja)。
霎哈嘉(Sahaja)的意思是与生俱来,不是容易的意思。许多人搞不清楚,你们都有天赋的权利,但你们要知道自己是霎哈嘉瑜伽的修习者,不要接受那些反霎哈嘉(Asahaja)的事物。霎哈嘉的意思是你在黑暗中,要把霎哈嘉的光明放在一切之上,不要接受反霎哈嘉的黑暗。因此,你怎能有任何习惯令你受同情心的束缚?霎哈嘉的意思是你有一种特别、精微的知觉。国王不会打扫街道。
在身体方面,你们的注意力就这样浪费掉了,因为你们陷入那些自己以前有过,或他人所有的反霎哈嘉的生活方式,迷失在里面。你们是要去改变整个世界的,要让世人都行霎哈嘉的道,而不是反霎哈嘉的道,只有这样,你才能生活在霎哈嘉的环境之中。
许多霎哈嘉瑜伽的修习者都有一个误解。他们想:「啊!当一切都自然地发生时,我们便可做这工作,四处向人们宣扬霎哈嘉瑜伽 — 它应自然而然的来。」结果他们什么也不做,这是十分错误的态度。霎哈嘉的意思是你们内里有霎哈嘉的光,你们怎能容忍其他的事…
(录音中断)
…就你的人生而言,你们只知道如何打扮,如何谈天,往那里走走,见见谁人。只知道兄弟姊妹、儿子、父母亲。这样你们的注意力便失掉了。而你那些粗浅的习惯,过去的生活方式便会重新呈现。这样子你便不能继续练习下去。即使练下去,也会这里有阻塞,哪里有阻塞,然后你会折断颈骨,来找我,对我说:「母亲!我折断了颈骨,我这里不妥,那里不妥,这里痛,那里热,又有头痛,我在做这样的事情。」除非你有霎哈嘉的生活方式,否则你会继续是这样。但为什么不要成为你自己呢?
举个例说,人是没有可能像狗那样睡觉的,但若他身处狗群当中,便学狗那样,当然他会得到病痛。同样,如果所有人都过反霎哈嘉的生活方式而你又依循,你就会产生问题的。狗不能感受这一点,就算真有病痛,狗也不能知觉。但你肯定是能知觉的。那些未得到重生的人是不能知觉的,他内里有问题,但不能察觉。但你们能知觉,并肯定知道越早放弃不良的生活方式越好。如果你不放弃,便会回到从前的黑暗,那可能是地狱般的黑暗,十分可怕的。
作为一个人而死还好,因为你可再次投胎,成为动物等等。但如果再生为人而又走回过去的陋习,那是十分危险的。我把一点恐惧放入你们头脑之中,放进你更精微的存有之中,好让你们的注意力能固定。我们精微的存有只能享受。清晨你们享受静坐,成为更精微的存有,是我把你推进去。你们要透过记住这个经验,记住你们身体那种美好的感觉来令自己保持更精微。
人类其中一个最差的陋习便是看时间。比如我说话时,如果有人看腕表,我会感到很痛苦,不能忍受,因为你们现在都是超越时间、超越空间的。你们节省时间做什么?到目前为止,你们做过些什么呢?那只显示你们的优先次序观。你们要改变什么是重要、什么是不重要的看法,当你们能享受、能品尝上天浩爱的甘露时,很容易便能改变陋习,不会再喝那沟渠里污秽的水。但首先你们要记着曾享受过的喜乐。这是其中一种能固定,所谓的固定你的精微的方法。生活中粗浅的事情会覆盖着我们的注意力,即使是与家人间的情感也会有这种影响。我们看见有些霎哈嘉瑜伽的修习者便是这样迷失的。他们与人有些很粗浅的关系,有时那些所谓灵性导师与他们是朋友或有其他不洁关系,他们不能放弃,于是便迷失了。
因此你要坐下来细想:「我为什么不能享受自己呢?因为什么事物,我成为失败者。如果那些事物真能给我喜乐,我便不会从一样事物转到另一样事物了。它们不能真正完全地满足我,我为什么要回到它们那里去呢?」
在这种新的注意力之下,那些本来你认为很重要的情感享受也会以你注意力的新角度和精微来重新评价。譬如你过去认为某人和你很亲密,对你很重要,或者你们合作做生意,或某些…我也不知道人类有哪种类型的关系,你开始知道那只是很表面的,你不能从中得到喜乐。就好像你用杯子喝水,那杯子是很表面的,那水也是很表面的,最重要的是你的舌头,因为舌头可感到水。如果舌头不能感到水,或者水的滋味像石头,那喝水有什么用呢?因此最重要的是舌头上的滋味,那才是本质。
同样,享受的本质是那种喜乐,那感应到生命能量的喜乐,每当你有喜乐的时候,你便是感应到生命的能量。但这种新的知觉还未建立得很好,于是问题才会出现。否则对人类,你不难对他说:「这饮品滋味很好,你渴吧。」他喝了立即知道此言非虚,他不会吃味苦的食物。如果你给他很难吃的东西,你可能要事先和事后给他巧克力。可是当人类进化了一点的时候,我发现他们更受那些可怕的事物牵引,那是由于他们过去的吸引力。因此你们要把注意力完全放在上天,完全拉出来,完全放在上天,再没有注意力剩下来放在那些粗浅事物之上。即使到了现在,还有人来问我:「母亲,我有困难,我希望找份工作,我应该怎样做?母亲,这要这样做,那要这样做。」当然如果那只是偶然发生的,不成问题,但如果那事情吸引了你的注意力,那表示你并不明白你是个霎哈嘉瑜伽的修习者,你的喜乐是来自精微的层次的,这样你才能享受。所有那些粗浅的事物都不会给你真正的喜乐,因此为什么不向我要求一些令你得到那精微的喜乐的事情,好好享受呢?
你们的注意力便是这样,迷失在那些过去的观念,情感的联系,甚至所谓灵性的联系之中。「我是印度教徒,我是穆斯林,我是基督徒,我是素食者,我是非素食者,我是婆罗门,我不是婆罗门等等。一大堆我是某某。」但此我实非我。
许多时侯这些认同还会回来,「我是耆那教徒,于是我很伟大等等。」你们找个耆那教的教徒或任何人来看看,他能感应到生命能量吗?那么这些人怎能成为你的导师或这个人怎能教导你这些事情。现在你已经是自己的导师了。校长还要向初入学的学生学习吗?
我见过一些新的修习者,如果他们来参加时有许多过去导师的联系和束缚,至少有百分之五的霎哈嘉瑜伽修习者会轻易地被怂恿跑掉。他们大言不惭、爱出风头,还会把那些假导师带进来,至少会有百分之五的人跟他们离去。如何解释这些事呢?最重要的是你自己不要成为他们的一份子。每个人都应想着自己而不是他人。你应该想你自己有没有能力。因此在灵性的联系上,你们的注意力也会这样失掉,这些都是很外在的。
也许你们读过克里希纳和牧女的故事,当克里希纳吹奏笛子的时候,那些牧牛女会放下手上的工作,让牛奶烧干,让一切工作都丢下,如果他们正在进食,或坐在屋内,他们会立即起来,迎着笛声而去。当他们到达之后,会像一幅图画般站着,动也不动,身体一点也不动,只是站在那里,全神贯注地听。怎能如此呢?克里希纳甚至没有开口说话,只是吹奏那笛子,人群便像图画般静默地聆听,怎能如此呢?那是因为人们心里感到喜乐,喜乐通过笛声传送给他们,于是他们就这样站着、听着,只是这样。怎会这样?这种微妙的喜悦就像静坐时那样。同样,你们的注意力和思维要放在霎哈嘉瑜伽上,放在你的存有上,亦要放在你与神同在之上。
你是与神同在的,你要把离心力完全投向神,让自己每时每刻都与神有所联系,这样所有事情都会顺利成就,yantrawat,而你就像是上天的工具。这样所有事情都会开始顺利实现。
人类的头脑习惯于惯性的行为。他们认为如果要建筑房屋,首先要有好的根基,然后设下栋梁,盖上屋顶,依计划一步一步去做。但在神的国度里,是没有计划这回事的。你只要坐下并且去享受。
如果你的注意力在那里,所有事情都会顺利成就。你要有完全的注意力,然后全心全意,优先去做你的工作,中途不要妥协。你还要帮助其他人赶上来,因此你要记着,你的注意力要常在你的真我(Atma),你的灵(Spirit)和神之上,完全享受与神合而为一的喜乐。你要全心全意这样做,你的双手和双脚都要这样做,这样你便能够把别人往上拉。这是因为你的注意力时刻受到养育、滋润和照顾,你同时能够享受那帮助别人向上升进的快乐。
除非你能发展出精微的注意力,否则问题还是存在的。你的注意力远离粗浅的事物,撤走你的注意力,注意力就变得越来越精微。如果你陷于思维,说:「忘了它。」但要将全部的注意力放在生命能量之上,看着生命能量,你要全神贯注,对自己的生命能量,全神贯注,至于其他,你不用担忧,一切都会受到照顾。
这样你的注意力便能在神的国度中变得日渐精微。方式有所不同。当莲花还在污泥之中,它要迎上来,要穿过泥泞里许多裂缝小洞,但当它绽放开来,便完全解放自由,它不再四处冲撞,只绽放开来,接受美丽的朝露滴在花朵上,让朝露溶合着花的香气。自然地,香气流动。那是完全不同的风格,完全不同的方式,那是完全不同的生命,那便是霎哈嘉瑜伽。不管你是睡觉还是清醒,要保持你的注意力…。
18/11/2017 […]

(Location Unknown)

靈 1977
 靈是我們內在最珍貴的東西,它的珍貴的程度是沒法量度,這就是為何我們稱它為永恆的價值,因為它是無窮盡的,你不能量度它。
現在神,大能的神,我們說祂是Sat-Chit-Anand。Sat是真理。我們以人類的辭彙理解的真理是相對的,但我告訴你的Sat是絶對的,相對就是從絶對開始。我會以例子來告訴你怎樣理解它。這個地球有海洋,河流和各種水源,地球包裹著它們,若沒有大地之母,就什麽也不存在。所以我們可以說大地之母是所有存在於她之上的事物的支撐,她包裹著我們。原子裡有她,大山裡也有她,因為元素是地球的一部分。同樣,大能的神,祂的Sat部份,真理,是所有已創造和未創造的事物的支撐。
 另一個你要明白的例子是︰Sat怎樣是Purusha,是神,神沒有參與創造,祂只是催化劑。我舉一個例子︰所有工作都是我在做,我創造萬事萬物,我手上有光,沒有光,我什麽也做不了,光支援我的工作,但光對我的工作卻沒做什麽;同樣,大能的神就像光,只是旁觀者。
神的另一個品質是祂的chitta,是神的注意力。當它得到激發,梵文spuran是個很合用的字,即脈動,當它脈動,當神的注意力脈動,透過神的注意力,祂開始創造。它還有第三種品質,我們稱這品質為anand,anand是透過神的洞察力,神的創造而來的喜樂感覺,祂取得的喜樂。
 當此三者在零點相遇,它們就變成梵天婆羅摩原理,它們合而為一,完全的寂靜,沒創造什麽,亦沒彰顯什麽,但喜樂卻與注意力合一,因為注意力已經與喜樂融合,喜樂亦已經與真理合一。
 這三種品質結合後,就分隔和創造三種現象。Anand,喜樂,在神裡,與神的創造和真理一起移動。當喜樂與創造一起移動,創造就開始往下移,先從真理階段到asat(非真理),從Sat到非真理,到maya,到幻相。那時候,創造從右邊開始,創造的力量開始起作用,當它開始造就在左邊的喜樂 — 那是神感情方面 — 它也變得越來越粗糙。創造開始變得粗糙,在它之中的喜樂亦變得粗糙。而Sat,神之光也開始變得越來越粗糙,直至到達我們稱為Tamoguna的完全黑暗階段,創造力的完全創造,和喜樂元素的完全沉睡,清楚點嗎?你現在是否明白摩訶卡利,摩訶拉希什米,摩訶莎娃士娃蒂?
 這就是為何基督說︰「我是光。」因為祂代表Sat,神之光,而神之光變得絶對的粗糙,靜止,死亡,當它到達創造的第七層,所有這些東西走得越來越深,變得越來越粗糙,這是抛物線的一部分。
 現在,當你昇進回大能的神,抛物線的另一部分就開始,粗糙現在漸漸開始變得越來越高,越來越精微,越來越纖細。在這纖細裡,你發現最終光造就進化的過程。漸漸地,粗糙的部分開始變得開悟,你發現低等動物的開悟程度沒有高等動物高。漸漸,即使喜樂也變得越精微,我們可以稱呼它為「美麗」,人類的喜樂比動物美麗得多。
 因此,喜樂開始改變它們的彰顯方式,某程度上,你開始看到越來越多,越來越濶範圍的喜樂進來。就如對狗而言,漂亮或得體正派對牠沒有任何意義。所以當你到達這層次,當你是人類,到這程度,你發展你的Sat,即覺醒,你也發展喜樂,亦發展你的創造行為。現在你看到神的創造怎樣傳到人的手裡,當祂轉身,神的喜樂怎樣傳到人的手裡,神的光怎樣以靈進入人類的心,這是很美麗的。
 在這個層次,你已經變成人類…人們說人類有靈魂,不是說別的沒有,但光只會在人類裡燃燒。因為這份光,我們才會談宗教,談神,談永恆的事物。
成為人類是很危險的階段,因為在這階段,你要向這一邊跳躍一點點,但你卻向這裡那裡開始跳,因為除非你的知覺已到達你變得獨立這個階段,不然你是沒可能跳,在這獨立中,你發現自己的榮光,就是這個位置,因為你的榮光不屬於你,除非你是獨立的。只要你仍是奴隸,或仍受某些粗糙的事物限制,你怎能享受你內在永恆的喜樂?你只有越開放自己,才能向自己展露更多喜樂,才能變得更精微,更潔淨,這樣你才能感受到這份喜樂。
一旦你知道這一點,在有自覺後,除非此三者融合一起,你仍感覺不到自己已經建立自己。你內在的喜樂要透過你的知覺才感受到,不然你是感受不到。就如你沒有眼睛,怎能看見我?若你不知道要看我,怎會感到有我?若你不知道要感覺我,怎會看到我?若你不知道要聽我,怎會明白我?
 一旦這份知覺臨到你身上,喜樂便會在你內在被喚醒,因為只有透過這些精微知覺的感覺,你才能汲收喜樂。就如現在你感覺到祂,你說︰「啊!這是何等美麗。」你感到很快樂,你是感受到這份創造的喜樂,而人類是創造的頂峰。
 但只有加冕的部分是那麽小的東西,那麽小,它是很短的距離,很快就穿越。唯一是此三者要結合,這就是為何我發現,即使你有自覺,仍感受不到那份寧靜,因為你仍未成為光,你感覺不到喜樂,因為你未成為anand,這是你的左邊。
萬事萬物裡都有喜樂,作為人類,只有你才能看到喜樂的圖案樣式,你看到樹皮,你打開它,就看到圖案 — 你稱它為鑲版,你稱它為質樸和光滑 — 它是那麽和諧!你開始在物質裡看到創造的喜樂。
但現在,在有自覺後,你開始感覺到創造的喜樂,創造的高峰是人類,這就是作為霎哈嘉瑜伽士,若他想對較低層次的人友好,對他們感興趣,或與他們牽扯,他就永遠不能從這個人身上得到喜樂。唯一他能做的是把這個人提昇到他的層次,讓他也能感受到你感受到的喜樂。就如藝術家與盲女結婚,有什麽用呢?她不能享受這個藝術家所創造的藝術。同樣,若你對你的家人,你的親戚,你的朋友感興趣,你能給他們最先、最高和最了不起的事就是自覺 — 即是你靈的喜樂,讓他們暴露在他們靈的喜樂下,靈是最珍貴的。
  這就是為何人在擺動,在亂動,感到不自在,他們為一些發生在他們身上的小事很容易失去喜樂。就像海洋在你面前,我也在哪裡,我想你們全都跳進海洋裡,去享受,全都是為你們而設,一切都是為你們的享樂而創造。
你要變得越來越精微,我們在浪費很多時間在粗糙的事物上,你已經留意到。
13/2/2017
 
香港集體翻譯 […]

The Role of Tongue, Sight and Feet in Spiritual Evolution New Delhi (India)

“The Role of Tongue, Sight and Feet in Spiritual Evolution". Delhi (India), 2 April 1976.
我告訴你要同時成為母親和導師是多麼困難, 因為兩者都是非常矛盾的作用。 特別是對於想要成爲你救贖的人, 要成為Moksha Dayini,這是非常困難的。 因為路徑如此 – 如此微妙,如此危險 所有人都必須自己來,走過去。 如果你跌倒這一邊或那邊,你就會有災難。 我看你正在攀爬,我看到你上來了 有一顆母親的心和一個導師的手。 然後我看到人們墮落的一瞥。 我試著告訴他們,“來吧”。有時我喊。 有時我把它拉起來。有時我愛他們,愛撫他們。 你自己可以自己判斷 我對你有多少工作,我有多愛你。 但是你愛自己多少才是重點。 我告訴過你,對於一個霎哈嘉瑜伽士 整個事情應該由靜觀的力量來決定。 現在靜觀的力量是沉默的,它不會說話。 如果你是一個非常健談的人,那麼它對你沒什麼幫助。 你必須得到平衡。 在這個化身中我第一次開始說話, 我很困擾,因為我不習慣這種說話。 所以對你們這些人來說,你們不應該說話 除非你想說話。而且很少有句子,結論性的。 正如我之前告訴你的那樣,舌頭使所有器官分散注意力的源頭 如果你能掌握你的舌頭, 你在某種程度上掌握了所有這些。 因為一切都必須美好。例如,你看一個女人, 如果她不美好,那麼她可能很漂亮,但你不想看到她。 它決定,舌頭決定一個人。如果你想吃點東西, 如果它不美味,那麼你不想吃那種食物。它必須是美好的。 然後一個想法,一個想法必須是美好的。如果它不美好, 你不會擁有它。所以決定因素是舌頭, 舌根上升到Vishuddhi脈輪, 它控制你的自我和超我,或者你可以說 舌頭以某種方式反映在超我和自我中。 通過你的舌頭,當你說話時, 你可以弄清楚你是處於自我或超我的境界。 它去表達,它去決定。 但如果你理解它,那麼你就知道如何處理它。 它是你的朋友。 Saraswati 自己就住在你的舌頭裏。 如果你知道如何處理你的舌頭, 然後霎哈嘉瑜伽可以升得很高。 因為當別人遇見你時,就像霎哈嘉瑜伽士一樣, 他們也看到你說話的方式, 你吃的方式,事情對你來說是美好的。 這是決定的舌頭。 如果你真的非常進化,如果你吃了一些食物,你會感到驚訝 在某個地方,舌頭會立即將它扔出去。 如果它出了問題,它就不會有它。 如果給你一些所謂的prasad,這是由一些不合適的人給出的, 你的舌頭會立刻扔掉它。它將無法接受它。 即使你以某種方式或其他方式服用,它也會被壓在肚子裡, 舌頭會告訴大腦“把它扔掉”, 大腦會告訴胃“把它扔出去”。這將是令人不快的。 所以Vishnu在胃裡的動作 直到Shri Krishna的行動,我的意思是,同樣的個性, 都是用你的舌頭判斷的。 所以,你必須知道你的舌頭應該是多麼純潔,聖潔。 但是當你用這個舌頭取出你母親的名字時, 你必須知道它必須是最聖潔的聖潔。 如何使用舌頭非常重要。 那些直言不諱的人也是一樣的 那些說話非常甜蜜,從你那裡得到一些東西的人就是這個意圖。 正如我告訴過你的,它控制著自我和超我。 即使霎哈嘉瑜伽士理解 靜觀也在這裡,在Vishuddhi脈輪。 所以你的靜觀能力將根據你的舌頭增加和減少。 當然,它控制著十六個子叢。 它還控制著眼睛的肌肉,控制著所有這些肌肉, 它控制著味覺,控制著牙齒。它控制著耳朵。 但是耳朵,你會聽到一些你無法控制它的東西。 舌頭你可以,因為那是釋放出來的東西。 用耳朵你不能給別人任何東西。 這只是一種方式。這[舌頭]是雙向的; […]

不確定是哪次印地語講話(關於腹輪節選) (Location Unknown)

不確定是哪次印地語講話(關於腹輪節選)
腹輪
這個輪穴的特質是你變得具有創造力,你的創造力提升。從來沒有寫過一行詩的人開始寫詩;從來沒有演講過的人開始長篇演講;從來沒有繪畫的人,從來沒有藝術天賦的人,變得具有藝術能力,變得非常有創造力。我們有設計師們已經達到了一定的巔峰。所以創造力進入人類,他認為他的創意非常重要,他不在乎錢,他更在乎創造力,很多人也不想大名鼎鼎,因此他創造了一些或者其他不可思議的事情。
今天,許多怪異的東西被製造出來,使我們成為名人,讓我們被銘記,但是卻沒有藝術。所以你的第二個輪穴腹輪變好後,你會收穫巨大程度的藝術(創造力)。因為這個,因為腹輪,我們所想的,我們用的是大腦灰質的力量,所以,腹輪提供大腦灰質的力量。所以,這個輪穴,如果人們思考太多就會得各種疾病,我們稱之為右脈的疾病,一種疾病是肝臟被破壞,另一種疾病是他的胰腺有糖尿病。如果不是這樣,他可能會患上腎臟疾病,如果不是這樣,那麼他可能會便秘,如果不是這樣,他可能會哮喘,如果不是這樣,他可能會心臟病發作,他也可能癱瘓。
所以,所有右脈的疾病都來自於腹輪,左脈的疾病也來自於這個輪穴。所以保持腹輪的良好狀態非常重要。現在,昆達裡尼是如何照顧腹輪並給予腹輪。。。當某人的昆達裡尼被喚醒,如果他的腹輪被感染,那麼在背後,那是腹輪所在的地方,你可能認為那是心臟,當看到有快速的跳動,你就知道這個人的腹輪有感染。
當右腹輪被潔淨,那麼這個人的注意力就變得純淨,所有的壓力等,現在在他之內的壓力就消失了,這個人就變得穩定在平安之中。當今,保持我們的腹輪完好非常重要,因為現在我們肩負著無數的工作量。藉由保持腹輪潔淨,不管人類有多大的麻煩,或者有很多問題,他都能以平靜超然的方式去看待,他明白什麼是錯誤的。 意思是說現在人們的腹輪受到如此多的破壞,造成了如此多的疾病。一切都在那裡,但是腹輪有一些特別,在這個時代腹輪太糟糕了。
然後還有其他的疾病,我不想深入這些疾病的細節,但會說,除了疾病,人類變得非常不滿,變得非常憤怒。因為右脈問題,很小的事情就會發怒,他認為:我是這樣有地位的人但是沒有人尊重我,沒有人相信他是重要的人物。這會發生是因為腹輪阻塞,人就變得非常焦慮和悲傷。他變得詛喪,他認為沒人比我更糟糕,每個人都麻煩我,我有很多問題,各種語言事件發生。
所以腹輪兩邊,左邊和右邊,應該被很好地照顧,在霎哈嘉瑜伽中腹輪兩邊保持潔淨是非常有用的。當它們潔淨,那麼你會明白一切,好像你正從外面觀看著自己。哦。。。所以現在你發怒了。。。坐下來,嘲笑你自己,跟自己開玩笑。想想你自己。。。是的,我做什麼,我正在做什麼。。。所以,用這種方式,人們把他的注意力放在那個地方,你的注意力變得受啟發,它會糾正注意力。腹輪在霎哈嘉瑜伽中是非常重要的,現在所有的問題都來自於腹輪,這個,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