鍚呂‧瑪塔吉女士向香港霎哈嘉瑜伽士的講話 Hong Kong (China)

鍚呂‧瑪塔吉女士向香港霎哈嘉瑜伽士的講話全文
香港銅鑼灣柏麗酒店
2001年12月18日
 
 
聽到大家唱起那些在世界各地都被頌唱的歌,我內心真的感到高興!現在你們已經成為整體的部分。霎哈嘉已經傳遍了世界。在美國時我意外地發現在九一一災難事件中,三百名霎哈嘉瑜伽士逃過大難。我們沒有失去任何一人;最難得的是他們有些人遲到上班,有些人及時逃奔到地面,有些人正開始奔往另一方向,而他們正好全都是霎哈嘉瑜伽士。在那麼多在美國遇難的人中,沒有一個是霎哈嘉瑜伽士。試想想,上天靈性力量對你們的照顧與拯救是多麼的可貴啊!
 
……你們全體,尤其是中國人,都應到這裡來。我感到你們會大有作為!我們早已有「道」的傳統。我不清楚你們之間有多少人曾練習「道」,你們有嗎?誰啊?其實他是──道──是霎哈嘉瑜伽的修練者。他 (老子)以極其動人的方法描述我們的精神狀態與問題,你若能閱讀一下那些典籍,便一定能明白我所說的。有些人不肯習「道」,而使「道」成為了爭論的理論而矣;現在道家復興了。我曾聽說道家已被中國接納。若他們能習「道」,我們便也能習「道」,我們都屬於道家。在共產制度下,許多宗教信仰都被制止,故此我們可以回歸道家,也可自稱為道家信徒,而中國政府對此會無異議,而他們其實也仍在尋求!
 
另一件事我感到意外的是和李先生[李鵬]有關的。我想他是( 曾是 )中國的總理;[很久之前 ] 他曾和我合照,所以奧地利的練習者便有那張照片。那次他出國公幹,有些霎哈嘉瑜伽士前往見他,並向他展示那張照片,他說:「對!我記得這位女士,她非比尋常!」我不知何故他會這樣想,但他說:「我很想知道她怎麼樣了!」他們說:「她是我們的師傅,她這麼這麼,她為我們作了這些…」他十分感動,並指示他的文化事務參贊前往會見我,因為他自己太忙了,而我也並不在那裡,即使他們是共產黨員,他仍堅持他們必須見我和了解一些關於我的事。後來他終於來了見我,……他閉上眼睛,而他(的靈量)往上昇,我便把一切告訴他。他告訴我「道」於本國存在,他對此是那麼尊重,約好了十時見面,他九時半便來了──他還說在中國,人們對宗教信仰產生了許多誤解,他說:「我們曾相信共產主義,現在我們已經逐漸步向民主,我們至少希望做到……你教我們吧。」我說沒關係,便讓他得到自覺,而他現今仍在中國。他叫什麼名字?若你往中國去你可前往與他會面,他已在那裡開始了一個小組,並努力著呢!
 
我也希望能在中國以外的地方會見李先生,我肯定一切都會完美地實現。我最喜歡中國人的地方是他們非常謙虛,並十分懂得如何尊重。我亦曾出席過他們的婦女會議,他們只派出了三名男孩子,他們安排了一所優秀酒店的整層樓給我們下住,真不明白他們何以安排這樣多東西,他們還送來兩輛車子,一輛給我的輪椅用,一輛給我用。
 
而這些男孩還為我到處奔波,領我到不同的地方──他們實在非常非常令我親切!
他們其中一人說:「母親,明天我不能來了!」
我說:「怎麼了?有事嗎?」
「我明天要結婚了!」
我說:「你明天要結婚,這些天來你還陪著我?!」
他說:「對!我十分享受這段好時光哩!」
 
你看,即使我在那裡參與會議,中間沒有時間相聚,我到達機場時他們也來了,時間緊逼,他們眼睛還含著淚……他們實在是非常,非常善良的好人啊!然而他們也受了許多的苦!
 
然而在這裡(香港)你們的處境好多了,我的意思是起碼這裡仍然民主,人們應能循正道發展。而你們之間某些霎哈嘉瑜伽練習者迷失了,我為他們感到婉惜。他們實在是愚蠢!有許多事他們都不明白,我是說,他們只想靠自己等等?……而你們卻必須與主體聯合──若你不與主樹幹聯合起來,你又怎能昌盛繁榮呢?我知道他們是誰,他們在幹什麼和出了什麼問題──那些我全知道!他們不知道為事情下決定,實與他們毫不相干。然而他們仍比較幼嫩,首次接觸霎哈嘉瑜伽,而且,我想他們亦受到很大的試探!
 
所以我們必須更努力傳揚霎哈嘉瑜伽!幸好現在有些霎哈嘉瑜伽士與布殊先生會面,他得到了自覺。布殊先生深深被打動,他也常常給我來信。他告訴我他希望能閱讀一些有關的書籍,我告訴他有時他在下決定時三心兩意時該怎麼辦。他說他在靈性上準備不足,而戰爭已經爆發了!我給他寫了一封很好的信,告訴他必須鬥爭,如果他能在靈性上作好準備,他便有更高的勝算!……而當我到了美國時,他們正處於愁雲慘霧之中。他們安排了接待我們,布殊更派了二十五個人來見我,他是……總是擔心我的安危,總是對我十分照顧!我給他寫的信裡的內容,他總是用於他的演講詞中,許許多多我所寫過的字眼都被他重覆引用著!
 
事實上,我遇見過許多處於高位的人士……而他們亦認出我,像在印度,一位內政部長對我極為尊重,他來到我家,得到自覺。而我們在澳洲那邊也有一位首相〔紐西蘭的大衛‧蘭格〕也來參加。在印度,我們有一位政要名為Bal Thakre,他是位既優秀,又強壯的好人,他一直反對某些伊斯蘭組織做反對印度國家的事,而那也是事實,而他們的確存在。他常常說你們要小心穆斯林,他們在不斷改變別人的思想信仰,製造了許多問題。……他是那麼友善與親切,然而人們以往卻說他是無神論者;他是除國家元首以外位於最高位者之一,卻是對我那麼親近──那次他乘直升機到我家來,那直升機把一切都震動得厲害,我問他:「你為什麼坐直升機來,而不坐火車或汽車呢?」他說:「啊!不行!我為你準備了很特別的花,若坐車來太慢了,那些花便會凋謝了!所以我坐直升機來的。」他在我面前是如此謙虛,然而他卻是出色的演說家,久負盛名,在印度十分受人尊重。
 
現在一個新的體系開始了,在印度有一股龐大的轉化趨勢,尤其是窮苦的穆斯林,被引進了這陷阱(他們覺得……尤其是與伊斯蘭教組織的戰爭?)──而且,那些人在未受教育的情況下受訓練,對他們所作的一切皆一無所知。我們在這兩種社會之間有著縫隙,然而在印度某些穆斯林卻是理智的;他們也有些成了霎哈嘉瑜伽練習者。有二十五位年青穆斯林在印度,他們被喻為失落的一群。「母親,請您拯救他們!」但他們是激進的,他們有些人是非常、非常激進!好吧!我會試試的。
 
有一件令人興奮的事:在非洲有一個叫貝寧(Benin)的國家,也在象牙海岸等地……那裡有七個國家曾被法國統治,他們都是穆斯林,卻都成了霎哈嘉瑜伽士。我問他們:「為何你們不隨法國人成為基督徒?」「因為法國人既放蕩又不道德,所以我們覺得還是當穆斯林比較好!」現在他們已經有二萬名霎哈嘉瑜伽士了,還繼續會有更多哩!
 
像你們所見,即使虔誠的教徒還是會誤導和愚弄別人的。他們都受過高深教育。其實連象牙海岸的總統也是修練霎哈嘉瑜伽的;那位總統本身正是霎哈嘉瑜伽士!你們能想像在各國事情是如何成就的嗎?這是世人都在尋求真理的時代。他們希望知道真理,所以霎哈嘉才會在每個國家的每個地方如此迅速地傳開。無論你到那裡都會見這現象。人們已經受夠了錯謬的歪理。我發現幾乎在每個宗教中都有人在製造出謬思與小組,然而如果真理在你裡面,你便不會被分裂出去,所以他們便製造出錯謬的理論,就好像……和嘗試製造這些異端小組,而這些小組現在成為了極端分子,並到處製造戰爭與殺戮──我是說,殺戮成了他們之間僅存的東西,他們把《可蘭經》完全誤解了!
 
有一本很好的書,由Javed Khan寫的,叫《可蘭經的啟蒙》(The Koran Enlightened),你們有人讀過嗎?我告訴他這些觀念完全是錯的。現在他們說《可蘭經》是喚醒靈量的意思。你們都已經得到。這宗教其實是和神作對的,他們卻正正是這樣。
 
感謝神靈,當我前往美國時,戰爭已經很快結束了。我告訴他們上天的事……他們的理念是我們必須純潔,那些成為穆斯林的是可能的……,認為那些非穆斯林該被屠殺,正因如此他們不斷殺戮。我真希望他們能明白靈量正在世界各地作工,而他們也可因此而拯救自己。他們如此激進,又如此著眼於權力,根本不會了解。……然而這事震撼了整個世界,現在我真要感謝神靈讓這戰爭結束,而人們都要承受那戰爭後的禍害。
 
故此在霎哈嘉瑜伽裡我們要避免成為激進派,我曾在霎哈嘉之中見過也有人成為激進派的。我們應反對極端狂熱主義。我們是自由人,都得著自覺,那是你靈性上的重生,而你不應受任何東西限制,你不會做任何錯事,所有不好的東西都會自動消失,別人不用對你說:「別做這,別做那……」一段時間過後我見所有霎哈嘉練習者都自然沒事,且回復理智。有些人即使離開了,我也肯定他們會回來。因為,你看,我們始終有著靈量,她就坐在那裡,任何時間升起,把他們的行為修正,這在任何地方都會發生。有些人來參加霎哈嘉瑜伽,一段日子後他們便會消失,然後又會回來。但他們一旦來了,他們便常常出現,那就是霎哈嘉瑜伽發展的方式。
 
我非常高興看見你們也在支持著香港的霎哈嘉瑜伽。我非常肯定她會好好成長,尤其在中國。我真為此感到高興。你們要多為中國努力,因為這正是「道」所帶來的訊息。我認為這並非全新的概念,而我所作唯一的事是把她建立為一個大型團體,大型的社會運動。就是那樣了,這都是一樣的。
 
所有這些偉大的蘇菲派、聖賢、神聖的化身都說了同樣的話:「尋找自己,尋回自己,認識自己。」他們所說的全都指同一樣東西,我所說的並非新事。只有一件事,我能把事情成就,這就是了。
 
故此這正是我們需要成就的,要向別人談論,告訴他們……有一件事令我驚異:當我們乘搭國泰航空時,Avinash開始和那些空中小姐及其他人談論,他們一位一位到我面前來,都說:「你是一位十分有力量的人……。」這些那些什麼的,而他們都得到了自覺。
 
就是這樣它被傳開去了。我們必須告知各人,告訴他們而不害羞。我所見的那些人,到處傳揚他們的導師──而那導師卻是惡魔或類似的東西。然而他們總是不斷的去傳揚。我們也應向他人宣揚真理,而你們也必須認識真理。去吧!去傳揚吧!
 
當然也有只會批評的人,那不要緊,那都是虛妄錯誤的言論,將必消逝。
 
看見你們都聚集在這裡,我真感到高興。再次鄭重地向各位道謝!
 
(眾人獻花及致謝)
 
你們知道嗎?那些你們放在我房間裡的花自己開得十分十分大,知道嗎?在卡貝拉我們的花園裡長出了一個大南瓜,有十三公斤重,整個村裡的人都來看那南瓜哩!
 
謝謝各位,祝大家愉快!
 
 
 
                                                        
 
 
 
*請注意,內文部份以……代表錄音雜音太多難以辯認。
()內表示筆錄者個人註釋。 […]

克里希納崇拜後對新娘的忠告 New York City (United States)

克里希納崇拜後對新娘的忠告 美國哈祖納哈雷
2001年7月30日
鍚呂‧瑪塔吉女士講話摘要
 
 
這是十分美好的事情,看見你們很多都十分快樂的樣子,正憧憬著美好的婚姻生活。
 
我要告訴你們,婦女可令婚姻快樂或不快樂。她應該知道如何處理狀況,並明白這是愛的問題。若你心裡有愛,你可以贏取任何人。
 
故首先你要想想,以溫柔的態度表達你對你丈夫及他的家人的愛,要去控制自己,使他們不會因你而傷心,丈夫也不會因你而難過。
 
有時你或許不喜歡某些東西。此時你要保持沉默,之後你可以把它糾正,但最好的是如何愛你的丈夫,你如何照顧他,你如何想辦法表達你十分愛他。
 
這有時並不為人所了解,有時新娘子會想自己一旦結婚,「我們便可以要求這個、要求那個。」不應有任何要求,任何種類的要求。但若你長進得好,那愛會照顧你,給你所想而又是需要的。
 
你不用開口說:「給我這個,我想要這個。」不用,完全不用這樣。你表現及付出的愛,將會是最大的價值,給你一切所需,無論是什麼需要的。
 
但你們不應開口,這是秘密。不要開口要求什麼,或許他會埋怨:「你什麼也不對我說。」這不打緊,任何合適的也不會打緊。
 
你看,你要建立你丈夫的自我尊嚴。你要尊重你丈夫的自我依靠,這全是你要做的……因為你是那給予支持的人物,事實上你就是他的能量。你便是那個用你的愛及注意力完全充實他的生命的人。
 
若你如此決定,你便不會著眼細微的東西。你不會費神在細微的東西上,諸如他穿著什麼衣服,他做了什麼。因為他來自不同的家庭、不同背景,他有自己的處事方式,故你不應在這方面批評他……也不應預期你所想的完美地步。
 
你應該容許他去表現自己。若你發現有些地方十分錯,當他靜下來時,你才靜悄悄地告訴他,使他明白,這決不會令你屈就丈夫。相反,他會變得遷就你。他會嘗試令你快樂,令人歡喜,因為你們是霎哈嘉瑜伽的配偶。這並不是一般的婚姻。霎哈嘉瑜伽的婚姻是指兩個得到覺醒的靈結成夫妻。那些達至靈的人才結為一起,無論在什麼情況下配合,對你來說應是最大的享受、愛、平安和祝福。
 
或許有些地方和你的不同,這不打緊,這不重要,這都是表面的事情。若有甚麼地方你可以做而令對方歡喜,最好就做,因為他會有回報,照顧你,使你歡喜、快樂、充滿喜樂。
 
若他們失敗,不能把自己適應過很合適的婚姻生活,這樣我們也是容許離婚的。
 
但首先是妻子的責任,我個人認為,妻子要製造美麗的家、美麗的居室、美麗的孩子。
 
婦女若是認為自己在家中工作十分辛苦,自己應多點休息,應多點外出,以及諸如此類的,丈夫也會覺得自己工作太辛勞。問題是永不會想到自己,想到對方,他做了多少工作,他付出多少努力,他有多少時間。若你這樣想,發自內心,你會明白他的難處,問題便再沒有了。但若他同樣只為自己,也同樣是錯。
 
故此要互相體諒,你們要證明霎哈嘉瑜伽的婚姻是最好的,能帶來最大的喜樂、最大的快樂,以及最大的道德。在此點上請謹慎。若你嘗試婚後不忠,我便沒有可能容許你這樣結婚,因為你會給我壞名聲,十分為難……嘗試製造美麗的婚姻,使其他人也可享受。若他們是快樂的配偶,每個人都可享受他們的同在。否則,便是某人埋怨這個那個,沒有人喜歡和這些人說話。
 
把所有這些都脫離你的家庭生活,要在你能力之內給予喜樂。我憧憬你們的婚姻生活,過著十分、十分快樂的日子。
 
願神賜福你們。 […]

Makar Sankranti Puja Pune (India)

Sankranti Puja 印度浦尼 2001年1月14日
 
 
印度人的Makar Sankrant 節日與太陽北面旅程的起點時間相同,就是據印度占星學,在每年一月十四日,太陽正進入山羊座的位置。
 
慶祝這天的節日在雅利安(Aryans)時代已開始,且被認為是最吉祥的節日。在《摩訶婆羅多》(Mahabharata)記載中,皮士馬(Bhishma)在他受傷躺在箭床上時,仍然掙扎存留最後一口氣等待那天。人們相信若誰死在Sankrant 的日子便能逃出輪迴。
 
在馬哈拉斯特拉邦(Maharashtra),人們會互贈由芝麻及糖製的糖果。如此互相送贈的背後意思是要人們忘記過去的怨恨或敵意,重新說話甜蜜及成為朋友。在南印度,在Sankrant節日還會有對日神的崇拜儀式。
 
今年我們神聖母親的Sankranti 崇拜便在錫呂‧瑪塔吉在Pratishthan 的居所進行,只有一小撮瑜伽士在場。以下是在那日母親講話的摘要。有些部分已譯成英文。
 
對印度人來說,今日是十分重要的日子,因為太陽從南面來到北面。在霎哈嘉瑜伽最重要的是你們要改變,你們對女神應做的是懷著改變的心,這心充滿愛、情感及仁慈。我希望你們去傳揚霎哈嘉瑜伽。
 
這十分重要,你們知道我的異象太大,你們要真的十分努力去達成我的異象。給他人覺醒,盡可能把覺醒給更多人。你們要想想你們的心智在做什麼。有很多人還在等候來到霎哈嘉瑜伽。你們要有靈性的光,你們應去感受你們是屬靈的,你們要長進,並要使其他人長進。霎哈嘉瑜伽並不是局限於你,並不是為了一個個體,並不是為了一個人,而是為了整個世界。
 
我們在全世界都有霎哈嘉瑜伽士,但他們沒有傳揚霎哈嘉瑜伽。他們對自己的目標已感到滿足。這不是霎哈嘉瑜伽。你們必須公開把霎哈嘉瑜伽說出來。但霎哈嘉瑜伽士卻十分害羞。他們不去宣揚霎哈嘉瑜伽。毫無疑問,他們是可以做到的。太陽改變它的方向。每個人都知道,每個人都去祈求。人們在恆河沐浴以求得潔淨,這沒有錯。
 
現在正是時候求得潔淨,求得真我認同,求得明白霎哈嘉瑜伽的重要。我不知道有多少人真的明白霎哈嘉瑜伽的重要。若人們明白,便可在霎哈嘉瑜伽中作成很多工作。這是尊貴的工作,你們要一起作成,這樣你便感受到此生的意義,否則生命便沒有意義,也沒有光明。
 
故此你們要給別人靈性的啟發。你們要反省,問自己:『我為霎哈嘉瑜伽做了什麼? […]

聖人默根迪亞與濕婆神的故事 Vienna (Austria)

聖人默根迪亞與濕婆神的故事
錫呂·瑪塔吉·1988年6月09日,維也納靈舍
你們知道默根迪亞的故事嗎?我給你們講默根迪亞的故事。
他的爸爸沒有兒子,爸媽都耿耿于懷。所以他們向濕婆神禱告,祈求有個兒子。濕婆神說:“我會給你兒子,但我會在8年之後把他拿回。所以他只會存活至8歲。”所以他們的本願得到了,但加上了這種詛咒。父母兩人十分憂傷,[我們的孩子八年後就死了。]不過,他們發覺這小孩十分出眾,光芒萬丈,而且很虔誠。有一天他向父親說:“為何你要如此憂愁呢?畢竟,我是你兒。”
所以他們就和盤托出,說8歲或16歲之類.“現在我快要失去你,誰能超過濕婆神呢?”他這樣說:“我不能想像誰可以為我們解開身上的詛咒。假如你不是生於我家,我們就不會如此依戀你。如今你既生在我家,我們就很依戀你。”
他是個有智慧的人,就說:“不,我認識某某,我認識Adi Shakti(太初之母),就這樣他去了這個地方,就是你們去過的Saptashrilinji(薩塔施靈基)。在那兒,他向她禱告。從前沒有人會向Adi Shakti禱告。人們只會向傑格丹巴或其他諸天神禱告,他就是向Adi Shakti即上帝禱告。她就現身,容貌就跟我一樣。祂叫薩塔施靈基正因為她有七個輪環(chakra)在她頭上。Shrilinga的意思是在頭上;即如你們所稱的Shikara,頂峰。[七峰]。她就是生下來有七個峰。她到來,由大地之母那兒現身。她現身時他就向她祈求。因他向她的祈求整個地方變得充滿能量,以至連濕婆神也不能碰他。
然後他寫下所有默根迪亞的東西。我是說他是那個最先寫出有關Adi Shakti(太初之母)事蹟的人。你們所讀所有商羯羅(Shankaracharya)大師的文字,其實都是他取自默根迪亞的。他是首個描述靈量(昆達利尼),首個描述自覺的人。即使今天人們仍說兩座山之間有個山峽,從前要乘牛車渡過這山峽,把牛車帶到山的另一邊。現今,當然你們有好路可走,但當年什麼都沒有,所以要乘牛車上山,而太初之母把牛車牽上去,沒有絲毫繃緊。她是那完滿者,因為,即如你們所知,有摩訶迦利(Mahakali),摩訶拉什米(Mahalashimi),摩訶薩勒司娃蒂(Mahasaraswati),三者都在馬哈拉斯特拉邦。摩訶迦利在圖爾賈普耳,摩訶拉什米在哥拉普耳,而第三個就在馬赫耳。在馬赫耳有座山,那就是摩訶薩勒司娃蒂。太初之母(Adi Shakti)就是Artha Mata,淩駕所有事物之上,就是了。默根迪亞其實就是太初之母最心愛的兒子,因為她是籍他來降世。
他有如小孩,絕對的。所有一切他都描述了,我的手及一切,我的身軀也在某程度提及。好像小孩抓緊母親一樣。這種全情投入和真誠真偉大,我的意思是,太初之母必須把他提升起來。是他把我引進來。之前沒有太初之母會降世之類的思想,沒有人這樣想過,只有一次她來到高古耳,她是在高古耳城被創造的。就是這個高古耳,後來到今天這地方在印度是有反映的――-高古耳就是克裡希納在哥洛卡玩耍的地方。就在韋昆塔那裡。她被創造成一隻裡面坐滿神祇的牛。她本來從不下凡;是他給她形象。她要用什麼形象來呢?千手,好像我的臉和七個輪(chakra)。這方面印度的確有很大的福分我要說,有這些各式東西。不過,聖人與普通百姓的分野太大了,凡人從不明白。他們只知道薩塔施靈基是個偉大的地方。在普納(Puna)我們也有薩塔施靈基,但只有那兒,近納西克(Nasik)那個眾人都前往之地才是。所以,那就是默根迪亞偉大之處。後來他轉世為佛陀,又然後是商羯羅大師,其實都是同一人。不過首先他是羅摩(Rama)的兒子。他就是盧夫(Luv),後來他去了俄羅斯,故之他們被稱為斯拉夫族(Slava)。他統治過俄羅斯,故此被稱為斯拉夫族。另一個兒子庫什(Kush),他去了中國,所以他們被稱為Kushan。後來他們不斷降世,又以哈桑(Hassan)和侯賽因(Hussain/Hussein),又以摩訶毗羅(Mahavira)和佛陀的身份到來,然後是商揭羅大師和格涅殊窪(Gyaneshwara)等等。.看,多平靜,涼風。我想Makus(馬古斯)這名字也可能來自默根迪亞。默根迪亞是個獨特的名字,當然他就是兒子的名字。默根迪亞,就是兒子。
(譯注:哈桑(Hassan)和侯賽因(Hussain/Hussein)即穆聖兩個孫兒,阿裡和法蒂瑪的長子和次子,什葉派的第二代和第三代伊瑪目。西元624-669和626-68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