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倫敦公開講座 Royal Albert Hall, London (England)

英國倫敦公開講座

1994年6月5日 皇家艾伯特演奏廳

我向所有真理的追求者致敬。開首之先,我們要知道真理是如其所如的。你不能改變它,不能描述它,你不能說你知道真理,除非你真的知道真理。最大問題是人們以為自己知道真理。他們是以自己思維能力瞭解所謂的真理。若真理人人皆知便不再有爭論、糾紛。我們要知道絕對的真理。若我們真的知道真理,便毋須討論或持甚麼見解。我坐在你面前,你知道我坐在你面前,沒有人說我不是坐在你們面前,因為你們親眼看見,但絕對的真理是要透過你們的中樞神經系統去感知的,這個知識在我的國家,你們的國家,甚至其他國家都已存在,但知道的人十分少。真正的知識是你們進化過程的知識,當你們進化成為人類,你們還未完全完成整個進化。人人都可以看見人類互相爭鬥、衝突。

甚麼是真理?真理就是:你們不是這個身體,這個思想、這個情緒、這個頭腦、這個超我、這個自我,你們都是純潔的靈,這就是事實。所有宗教都不斷說明有關個人的轉化,你們要透過宗教而得到轉化,沒有一個宗教說你們跟從宗教的目的就是要跟從宗教。但我們要透過宗教去轉化自己。除非我們真的得到轉化,除非你的知覺在進化過程中得到突破,否則你便不能以中樞神經系統知道真理。例如,我們可以感知那些地方涼,那些地方熱,這事實是不能被否認的。透過這樣,我們要知道創造者在我們身上做了何等多的工作。在我們人類體內有這些能量中心,正如你們在能量系統圖中所見。

還有另一個真理你們要知道的,你們看見周圍美麗的花朵,我們視為理所當然,我們甚至從不去想這些不同的花朵怎樣從種子裡生出來,大地母親做了甚麼工作,任何有生命的東西,我們都視為理所當然。誰令我們的心臟跳動?若我們去問醫生,他們會說這是自動神經系統,但這自動者是誰?誰發動這一切?你們不能回答,例如為何你們會在這地上,為何我會在這地上。我們沒有認同,沒有目的,這些問題都很容易解答,若你們知道另一個真理,就是知道有上天無所不在的浩愛力量,造就一切有生命的工作,這是我們以前不能感知的,祂可被稱為生命能量(Paramchaitanya),或稱為魯哈(Ruh伊斯蘭教的稱呼),有很多不同的名字去稱呼,都是指那無所不在的能力,造就一切有生命工作的力量。那無所不在的力量造就一切有生命的工作,但我們不知道,故我們要真的感覺到。透過靈量(Kundalini)的提昇,我們便能感到。這力量是你所有的,靈量是你所有的,就如一顆種子,有生長發芽的時候,你們的靈量也有生長發芽的時候。如一顆種子在大地母親處生出來,你們的靈量也同樣提昇穿越六個能量中心,再穿過頭蓋骨,與上天無所不在的力量聯合,就是這樣簡單,這是自然而然的。我們把種子播在母親大地上,我們做了甚麼呢?我們甚麼也沒有做,只有大地母親有力量去孕育種子,種子有力量去發芽生長。故此這是你所擁有的力量,就是藏在你們的聖骨處,故這骨被稱為聖骨,靈量從聖骨處提昇,不會傷害你們,有些書籍描述靈量提昇是恐怖的經驗,我以前從未看過;這不是真理,因為靈量是你們的母親,這可稱為上天力量的母性表現,要知道她是你個人的母親,她知道你所有的一切,她就像一盒錄影帶,紀錄了你所做的一切,所想的一切,這是我們的禮物。我們要與上天無所不在的力量聯合,就如這個麥克風,若不是接駁到總機,便沒有甚麼用,同樣,我們要接駁到那偉大的力量,這樣我們便知道自己,也知道別人,更知道上天的浩愛是甚麼。

若我們得到接駁,會怎樣呢?首先你得到真我的知識,所有的能量中心都得到啟發,你開始感到你有甚麼問題,之後,你也感到別人有甚麼問題。你同上天有聯繫,你能感覺他人,並知他人是誰,他人的能量中心。假如你知道如何改善自己及別人的能量中心,你便能解決問題。世界上大部分的問題都是出自人類,人類大部分的問題都出自那些能量中心,無論是身體、心理、思維、情緒,或靈性,所有問題,甚至是政治、經濟或社會的問題,所有問題皆出自你們的能量中心,你們是可以改善的。要醫治這些能量中心,你要經過轉化,這轉化過程稱為自我醒覺(Self-realization),或稱為得到進化的靈。任何宗教都有得到覺醒的靈,但這統統被忽視,從沒得到尊重。有一天我看有關真知派的書(Gnostic)及他們的經驗。裡面所說的全是霎哈嘉瑜伽,「霎哈」(Saha)指一起,「嘉」(ja)指出生,你們一出生便帶有這力量、這權利,成為進化的人,這是簡單、自然而然的過程,因為所有有生命的都是自然發生的。這是十分奇妙的。在人類惡劣的世代裡,即所謂的鬥爭期(Kali Yuga)或現代,有很多虛幻、錯誤,因為這樣,人們才要去追求。正如威廉‧布萊克說:「眾人子去尋求上天終會得到,會得到自覺,變得似神,也可令他人變得似神。」這就是今天要發生的,而且要在全世界發生,若你想解決世界的一切問題及苦難,便要嘗試成為真我。

我們經常說這是我的房屋,我的子女,我的丈夫,我的妻子,我們經常說我,究竟這個「我」是誰?這個「我」是在心中的「真我」,是永恆的靈的所在,是神的反映。在現代科學昌明的社會,很難對人說神,上天的愛,因為人人都失去信誠,但霎哈嘉瑜伽是完全可經驗的,你可在手指頭上感覺到你自己及別人的能量中心,沒有人需要說服你,或說出你有甚麼錯。即使是小孩子,把十個小孩矇上眼睛,問他們某男士有甚麼問題,他們看不見那男士,他們只伸出一隻手指,並問那男士他的心臟是否有問題。那男士說「是」,並問他們怎樣知道。我們是從手指頭上知道這一切。我們從手指頭上知道,並知道如何改正自己及別人的能量中心。

我現在說的是愛與憐憫,愛是真理,真理就是愛,若不是這樣,這就不是真理。這憐憫是如何美妙地感知。若你們得到自覺,首先你會變得非常有活力,非常富同情心,自動地變成這樣,因為這些特質都在你們裡面。那些特質被壓迫、被挑戰、被否認,但它們仍在裡面,當你們得到自覺,你們便會奇怪為何你突然變得精力充沛。看那些剛才唱歌的,我的父親對我說不要教英國人唱印度歌曲,因為他們不能準確發音。但且看,自然間,他們曉唱梵文、印地語及馬拉塔語的歌曲,這是十分難學會的,任何語言的歌曲他們都會唱,這真奇妙。這不算甚麼。但要發生的是你得到力量給他人自覺,像一支燃點的蠟燭可燃點很多蠟燭。同樣,我不能到達每一個國家,但每一處,即使是西伯利亞,都有很多霎哈嘉瑜伽修習者,其散播就如風吹播種一樣。每一處我也驚奇人們如何接受霎哈嘉瑜伽,因為它解決你身體上的問題,改善你的身體,在印度有三位醫生得了博士學位,第四位正在研究癲癇症。癌病也可徹底醫治,很多疾病都能醫治。但不要來這裡求醫治,卻要來這裡求得你的自覺。

第二樣要發生的是你的注意力得到啟發。若你的注意力得到啟發,你的注意力放在哪裡,都能產生作用,你可以用你的注意力瞭解他人,無論那個人是在生還是死去,或是在遙遠的地方,就如建立了溝通,你就好像一部電腦,開始工作,解答一切想知的問題。我們不知道自己的真我,若我這樣說,人們都不接受。他們第一個反應就是「不」,我如何說服這些人呢?他們都不相信任何美好的事物,但那些真正的真理追求者,那些不是只懂批評的,便得到這福報;他們明白這些,而且他們會得到自覺。當他們得到自覺後,便成為十分美麗的人,是完全令人難以置信的,他們以往吸毒、酗酒、入住精神病院,但他們都得到改變。

事情就是這樣發生,你們不用歸功於我,要歸功那創造者。這項工作在印度由來已久,但這成為秘密,我們有這傳統:就是只有一人能得到自覺。在以往,人要得到自覺是十分困難,但現代是開花的日子,因為這是集體地運作的,如果我有做過甚麼的話,我就是發現如何實現人類集體得到自覺的方法。有一點是十分重要的:你們不用任何努力,它是自然而然地發生的,第二是你們不可用錢去買這些。人們要知這神不懂得金錢,不懂得銀行的。你不能付錢去買,若可以用錢買的話,這便不是來自上天。上天是不能用錢買的,當然你可用錢租這個禮堂,霎哈嘉瑜伽修習者這次用錢租這個禮堂,但你不能用錢去得到自覺。這是自然而然,活生生的,就如我們不用付錢給大地母親,去得到美麗的花朵,我們不能向大地母親付錢、購買。當然你們可能遇過很多所謂的導師去破壞上天的名譽。他們對金錢有興趣,你怎樣想像一個來自上天的人對金錢會有興趣,若他對錢有興趣,他便不是從上天而來。有一件事我要說給你們聽的,就是你們要把注意力從物質轉到靈性上。你會成為屬靈的人,事情便會自然解決,你不用擔憂,因為若上天的力量在你裡面,你便是屬於上天的國度的,事情便能解決,任何事情都能順利,由小至大的事情,你會稀奇事情是如何的順利。你會驚奇霎哈嘉瑜伽修習者所做的事情是如何的順利。我沒有秘書,甚麼也沒有,我不懂得銀行事務,但事情卻自然而然地順利成就,這只是因為有上天浩愛的力量去造就了一切。

我們要忘記以往,我知道很多人有不愉快的過往,我們不知道愛,不知道愛心,也不能在心中將其發展出來。但現在我們心中都有慈愛,那不是指言語或行動,而是指令事情順利發生的力量,你們的注意力充滿慈愛。第二件發生在你們身上的是,你們進入了無思慮的知覺狀態。好像說在以前我叫你們將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你們不能做到。又或者叫你們停留在現在此刻,你們不能做到。他們不是活在過去,便是活在將來。你們常在思潮的起伏當中,不能停留在現在此刻,如在現在此刻,你們沒有思想,在那狀態中,你們便能生長。這令你們得到平安。平安不是靠組織一些大團體便可實現的。平安在我們之中。如果我們實現了內在的平安,便毋須那些團體。你們變成是平安的泉源。但首先你們要通過進入無思慮的入靜來實現那種平安。在梵文,我們稱之為Nirvichara Samadi。第二階段是無疑惑的知覺狀態,你們就再沒有任何疑惑,像節目介紹人史派羅醫生一樣。他沒有任何疑惑,他是個醫生,我們有七八位醫生紀錄通過霎哈嘉瑜伽得到治療的病例。他們都沒有任何疑惑,這時你們的力量便顯現出來,你們能給予他人自覺。你還可以做很多事情,你會驚奇自己的能力,這些能力現在還在潛伏的狀態。最後是你跳進喜樂的海洋。喜樂之中沒有快樂不快樂兩面。在平時,有人討好你們的自我,你們便覺得快樂,有人打擊你們的自我,你們便不快樂。但在喜樂之中,你進入靜觀的狀態,給你極大的喜樂。到目前為止,你們還未經驗到這種喜樂。這種喜樂是不會被破壞的,你給他人自覺的時候,也同時給予他們這種喜樂。你們令事情順利成就,甚至自己也不知道。你們以第三身說話。「母親,事情順利成就」,或「母親,事情不順利成就」,你們可以設想一個人做事的時候不感覺自己正在做任何事情的嗎?因為對他來說,行為變成非行為。你在做事,但同時不做任何事,你不感到自己在做事。你們都知道我年紀很大,在座之中可能我的年紀最大,但我經常出門遠行,做很多事情。人家問我為何能做這樣多事情,我說因為我並不做任何工作。好像在旅途的時候,我不是在旅行,我好像坐在自己家中一樣。如果你不感到自己在做事,便不會感到疲累,這樣你便變得很有活力。

我們有許多人是這樣,我不知史派羅醫生告訴你們沒有。有許多霎哈嘉瑜伽修習者成為世界知名的藝術家、音樂家。他們會告訴你他們練習霎哈嘉瑜伽之後獲益良多。但這不是電視上那些訪問,麥克風式的宣傳,而是一種實際的體現。你們不必請教任何人,你們可以感應到那無所不在的力量,好像是一陣涼風一樣。商揭羅大師(Shankara[charya])稱之為清涼的風。你們可以在指掌上和頭頂上感到這些涼風,這是你們第一次感到上天浩愛無所不在的力量。這世界不是為戰爭、敵視、殺戮和暴力而創造的,也不是為庸俗的生活而創造的,而是為了美麗和道德的生活,也為了平安和喜樂,這是我們要達到的。這是你們與生俱來的權利。你們要好好利用這個權利。

在過去,只有個別的人能夠得到自覺,但在現代,群體的工作才可順利成就。我們不收任何費用,那些不是霎哈嘉瑜伽修習者的人甚至不能捐錢給我們租用這個禮堂。但你們要謙卑地來到集體之中。當我來到時,數以千計的人在座,我離開後,他們便不來到集體之中。然後他們說:「母親,我患了癌症」,或其他病症。因此你們要謙卑地來到集體之中,我們並沒有甚麼寬敞的地方。如果你在心中謙卑下來,來到集體的靜坐地方,他們便會教會你一切,關於你的一切知識。你會驚奇你得到甚麼能力,驚歎上天的能力,並且驚歎這種能力如何幫助你。現在已到了開花結果時代,但亦是最後審判的時代。如果你希望落入地獄,那是很容易的。如果你希望進入天國,現在也是很容易的。因此為甚麼不試試。我知道在英國有許多真理的追求者,有些誤入歧途,那並不重要。已發生的已經發生,但現在,你要決定要得到自覺。沒有人可以勉強你,因為你們要自己決定願意得到自覺與否。

你們的純潔願望會使事情成就,因為靈量是純潔願望的力量,是神的願望的力量,是母性的力量,我們可稱她為太初之母,祂反映在你們的靈量之中。當然人們不相信,因為聖經沒有這樣說,也許是保羅刪掉的。許多經典都沒有描述神的母性力量。這其實是理所當然的,我們說三位一體:聖父、聖子、然後說有聖靈。只有父和子,那是多荒謬!那聖靈便是太初之母。我讀真知派的經典時感到很驚奇,書中不斷有描述太初之母,以及她如何在我們之中,我說的都在書上有紀錄。他們是真知派(Gnostics),Gno在梵文的意思是「知道」,他們有真正的知識,但卻受到執掌宗教的人士迫害。因此你們不要只是追隨祖父輩,像參加會社那樣相信宗教。你們要成為真我,才能進入集體,因為真我是神在我們體內的反映。神將我們創造得這般美麗,我們不應破壞這個身體,那是由於無知而造成的。

就好像周圍完全黑暗,你會踏在他人的腳上,但如果有一點光,你便會看見錯誤。我常常舉手中拿著一條蛇為例,比方說周圍一片黑暗,你看不見手中拿的是一條蛇,你以為是一條繩,除非蛇咬了你,否則你會繼續拿著它。但如果有一點光,我們便會拋掉它。你自己會這樣做。在得到自覺以後,你不必別人告訴你,應該怎樣做,我從不說這類的話。因為如果我說不能這樣,不能那樣,你們一半人便會離去。在你們自身的光之中,你們成為自己的導師。你會知道自己的錯誤,甚麼是會毀滅你的。你便不希望繼續這樣做,你希望建立自己,並建立他人。這樣你便能尊重人類,尊重自己作為一個人。他們變成一個光輝的人格。那個人格早在你們之中,很容易便可達到。

有些人胡亂批評霎哈嘉瑜伽,有些人說我將子女與父母分離,那是荒謬的。有許多霎哈嘉瑜伽的修習者覺得西方的環境不利於兒童,因為許多兒童都染上毒癮等等。他們要求我們在印度設立一間學校,此學校位於喜瑪拉雅山一個非常美麗的地方。於是有人開始說我們將子女與父母分離,事實是那些父母把子女送到學校的。他們都很滿意子女在學校中成長。如果印度有學童被送到英國讀書,天公地道,如果英國有學童到印度,就像犯了罪一樣,我真的不明所以。科學從西方來到印度,我們接受它,但如果那「後設科學」(meta-science)從印度來到西方,是不是就有過錯呢?我們要接受對自己及他人有好處的事物。我們要成為世界性的人,宗教應該是世界性的,是在我們之內喚醒的,不只是種信心,而是我們的內在被喚醒。好像現在的基督徒、印度教徒、回教徒,他們可以作出任何罪惡,但霎哈嘉瑜伽的修習者卻不能夠。因為他的內在宗教已被喚醒,他就是不能作出任何罪惡。這是我們要達到的。最重要的是你可以在指掌上知道絕對的真理。許多人不相信有神,我說:「好,你試問一個問題。『有神沒有?』他們立即感覺手上的涼風。因此你們可以在指掌上知道答案。無論你相信甚麼,仍然是在思維的層面。你相信這些,別人相信那些,但你知道真實嗎?你要知道真實,那是很容易的。但你要有謙卑的願望去知道它,這所有都是屬於你的,我沒有做任何事情,你們不欠我些甚麼,這是屬於你們的,你們要去得到。一旦你們得到,並且生長,你們能給予他人。

願神祝福你們。

現在我們要有些經驗,史派羅醫生說要給你們一些經驗,那是很簡單的,只須十至十五分鐘。但那些狂妄自大,只是來批評的人卻不能得到。當然白痴也不能夠。開始前,我要告訴你們三個先決條件。第一,你們要有完全的信心,相信自己可以得到自覺。你們不要懷疑自己,最終來說,你們都是人,你們都在進化最高點,你們並不知道。第二,你不要感到罪疚。內疚有甚麼用?如果你們做錯些甚麼,改正它便沒事,為甚麼要帶著這個包袱。如果你們覺得內疚,左邊喉部的能量中心便會嚴重阻塞,他們會生脊椎病、心絞痛,同時器官會變得疲弱。如果你追隨假導師,念誦一些錯誤的咒語,你也會有阻塞。已發生的已經發生,但在此刻,我告訴你們,你們沒有做錯甚麼事是值得內疚的,請相信我。如果你們犯過甚麼罪惡,早已在監獄之中,不會在這裡。第二個條件是你們要寬恕別人。許多人說寬恕別人很難。這其實也是似是而非的,無論你寬恕不寬恕,你能做些甚麼呢?如果你不寬恕,便落入錯誤之中。那些傷害你的人反而相當高興,而你則落入他們的圈套,傷害你自己,因此你們要寬恕,只要說︰「我寬恕所有人」。你們不必想著那些人,因為如果你老是去想,便會產生問題。你只需要一般地說︰「我寬恕所有人」。在此刻你們要寬恕,這是很容易說的,只要你決定去寬恕別人。以上是三個先決的條件,都是很簡單的,希望你們能夠做到。然後我們進入得到自覺的過程,那是很簡單的。

首先我希望大家不介意脫下鞋子。起初我要求參加者脫下鞋子的時候,他們便離場,因此如果你感覺這樣不好,請你不要這樣想。你們要在一個「當下」的狀態,要對自己感到滿意,你在此已很足夠。不要貶低自己,如果我說了甚麼話令你不舒服,請忘記它,那是不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要發生在你身上的事情,你感到平安祥和才能發生。

現在請將兩腳分開,我不知道史派羅醫生告訴了你們多少關於左右兩脈的知識,那是代表兩個力量的。左脈是代表情緒和過去,右脈代表身體、思維和知性。這兩個力量分別在左右兩邊。中脈是讓你們得到昇進的。現在要把代表兩個力量的腳分開。在左邊的第一個力量是欲望的力量。如果你希望得到自覺。我已告訴你們,我不能勉強你們,請將左手朝向我,表示你希望得到自覺。這是很重要的。現在我用右手滋養我在左邊的能量中心。閉上眼睛之前,我會示範給大家看,如何按著這些能量中心。

醫生請過來。我們有許多醫生在座,我引以為榮。

首先將右手放在心臟位置,如果你成為純潔的靈,你便成為自己的導師。將手放在上腹位置,這是你導師原理的中心,掌管上天的律法。現在將手放在左邊下腹位置,這是上天律法的中心,很奇怪它的位置很低,關於上天律法的知識是純潔的知識,其他所有知識都是不純潔的,純潔的知識是上天律法的知識。然後將手按在上腹位置,用力按住,然後按著心臟,然後按在左邊肩膊和頸項相交的位置,頭向右轉,這是你們最糟糕的中心,那是由於你們感到內疚所致的,於是產生我說過的所有問題。感到內疚有甚麼用?跟著將手橫放在前額,把頭垂下。這是寬恕別人的中心。然後把右手按著後枕,頭向後仰,這是讓自己放心,要求上天寬恕的中心。最後你們要張開手掌,然後放在頭頂最高的位置。請把頭垂下,用力按緊頭皮順時針方向轉七次,請慢慢做。請把頭向下垂,手指向上翹,這樣會增加壓力。這是全部你們需要做的。

現在請閉上眼睛,不要閉得太緊或太鬆,正常的閉上便可以。請記著將左手朝向我,兩腳分開,將右手放在心臟部位。在心中是我們永恆的靈。現在你們要問一個很基本的問題,你們可以稱呼我為母親或錫呂‧瑪塔吉女士,在心中問這問題三次﹕「母親,我是永恆的靈嗎?」問這問題三次。我已告訴你們,你們成為永恆的靈之後,便是自己的導師。現在將右手放在左邊上腹位置,用力按住,然後問另一個很基本的問題︰「母親,我是自己的導師嗎?」問這問題三次。現在請把手放在下腹位置,用力按住。我不能勉強你們得到純潔的知識,你們要自己提出要求。這個能量中心有六塊花瓣。你們要問六次:「母親,請給我純潔的知識」。我不能勉強你們,請你們要求六次。你們問這問題的時候,靈量便開始昇起,跟著我們要用自己的信心支持我們的能量中心。現在將右手放在左邊上腹位置。這裡你們要充滿信心地說:「母親,我是自己的導師。」這個能量中心是由那些偉大導師創造的,好使我們能得到醒覺。我一開始便告訴過你們,你們不是這個身體,這個思維,這個自我或超我,也不是這個情緒或頭腦,你是個純潔的靈。現在將右手放在心臟位置,充滿信心地說:「母親,我是個純潔的靈。」請說十二次。然後將右手放在左邊肩膀與頸項交界的位置,頭向右轉。這裡你們要充滿信心地說:「母親,我毫不感到罪疚。」說十六次。那無所不在的上天浩愛的力量是知識、喜樂、慈愛的海洋,更重要的是它是寬恕的海洋。無論你們犯過甚麼錯誤,都會溶解在這寬恕的海洋之中。現在將右手橫放在前額上,把頭垂下,那是很重要的,這裡你們要充滿信心地說,次數多少無所謂,「母親,我一般地寬恕所有人」。我已告訴過你們,無論你們寬恕不寬恕,也不能把人家怎麼樣。如果你不寬恕,自己反倒會陷入錯誤之中。此外,在現在此刻,你還不寬恕的話,這個能量中心便不能打開。這是一個很狹窄的能量中心。你們不寬恕別人,常常折磨自己。在現在這個重要時刻,如果你不寬恕,靈量便不能穿過,因此請寬恕所有人,不要想他們,只要去寬恕他們,這是很重要的。現在將右手放在後枕位置,頭向上仰。這裡為了使你們放心,不要感到內疚,不要數算自己的錯誤,你們須要求得到寬恕,請說:「上天啊,如果我有意或無意的做錯了事,請寬恕我」。你們可說三次,但次數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發自內心,發自內心,一次也足夠。發自內心的要求會很快的成就事情。最後的一個能量中心在你們頭頂,在孩童時那處是一塊軟骨,即腦囟的位置。請完全張開手掌,將手心放在這腦囟的位置。手指向上翹,這樣才有壓力,把頭垂下。在此我重複說,我不能勉強你們得到自覺,你們要自己作出要求。請將頭皮慢慢轉動七次,並說:「母親,請讓我得到自覺。」這是不能勉強你的,請稍微低頭,並說七次。

現在慢慢張開眼睛,可以戴上眼鏡了。雙手朝向我,不要思想,望著我。現在右手朝向我,稍微低頭,左手放在頭頂上方,看看有沒有涼風或熱氣從頭上昇起來。不要把手放在頭上,要離遠一些,有些人近些,有些人遠些,因人而異,請調整一下距離,看看有沒有涼風昇起。現在請將左手朝向我,頭稍低,你們的靈量已昇起,現在試試看有沒有涼風從頭頂昇起。如果你不寬恕別人,昇上來的便是熱氣,請現在將雙手像這樣朝向我,請現在就寬恕所有人。沒關係,過一段時間熱氣便變成涼風,不要感到難受。現在將右手朝向我,用左手試試,看有沒有涼風昇起,或者是有熱氣昇起,現在兩手朝天,頭向後仰,問以下任何一個問題三次:「母親,這是聖靈的涼風嗎?」在心中問三次,或者問:「母親這是魯哈(Ruh)嗎?」又或者:「母親,這是無所不在的生命能量﹝Paramchaitanya﹞嗎?」問以上任何一個問題三次。現在請放下手。

將雙手像這樣的向著我,你們可以在指掌上感到有涼風或熱氣的,或在頭頂上感到有涼風或熱氣的,請舉高你們雙手。

我向你們致敬,願神祝福你們。現在你們聖人般的生命已經開始,請相信我。但你還要在裡面生長。要生長,你們要來到集體。沒有人會向你們收取費用,但你們要悉心照顧你們的自覺。了解它以後,在一個月內你便能掌握霎哈嘉瑜伽的知識。但你們要來到集體的靜坐聚會,史醫生會告訴你們有關的詳情。跟著會有音樂表演,我希望大家一起鼓掌,那能令你們手上的能量中心打開多一些。我很高興,差不多每個人都能得到自覺,那些得不到的人不要擔心,他們應該來到我們的中心,他們會取得所有的資料,以及關於霎哈嘉瑜伽的一切。同時你們會感到驚奇,那些困擾你們的迷惑已經過去,你們現在已在真實當中。這是要發生在這個世界的,好使我們通過人類內在的解放,能結束所有困擾和問題。願神祝福你們。

他們會唱一首馬拉塔語的歌,我想是在十六世紀,由Namadeva 寫的。他是位偉大的詩人,以裁縫為業。有一次他去採訪一位陶匠,那陶匠也是一位聖人。他看見陶匠模塑陶泥的時候,靈感突然而來,寫出了美麗的詩句。詩中說:「我來此探望聖人的能量,但你卻親身出現在我的面前。」只有聖人才能對另一位聖人說出這樣的話。這樣互相欣賞,只有聖人才能做到。此外,Namadeva 到旁遮普,看見那納克(Nanaka)。那納克很能明白他。Namadeva 用旁遮普文寫了一部大書,收在錫克教經典之內。那是由那納克寫的。他們都是聖人。這首歌在馬哈拉施特拉邦每個村落都有人唱,但他們不明白其中的意思。歌詞說:「母親啊,請給我瑜伽,請讓我得到自覺」。這些英國人曾到印度村落中跟當地的人學習,用原來的風格唱出。這是能夠提昇能量的。

[Sahaja Yogis sings “Jog.Wa"- ] – Marathi song

[Mother stands up and Bows and leaves]

[Announcement by Dr David Spiro about where follow-up meetings are held and centres where they are held in London and around the country]

[Sahaja Yogis sings “Ap.Ne Dil Me"] – Hindi song […]

內在靈的力量的達致 Mula Dam, Rahuri (India)

內在靈的力量的達致
印度Rahuri 1984年2月26日
我希望你們到目前為止和往後的旅程都很舒適。舒適的源頭是你的靈。當你的靈感到越舒適,外在的問題便不再重要了。你不會介意住在那裏、睡在那裏、吃什麽、做什麽。當這些粗糙的感官消失,你內在的精微感覺便會生長。這就是為什麽你們要來到這裏,你們在這裏克服時間、克服各種制約等等。我是指那些你死我活的競爭,這些競爭必須完全停止,決斷地停止,「外在(without)。」所以在這裏我們可以以「外在」的態度來作事。當你開始靜坐,這個「內在(within)」也可以做到,你們可以達至和平,那是所有人類必須擁有的,若我們想從毀滅中把地球拯救出來,必須要有和平。
你必定已經意識到,霎哈嘉瑜伽現在發展得很快,以很恰當的速度前進。我們必須保持裝備完備,令自己可以在即將橫掃全世界的偉大進化和改革過程中,成為其中一份子。
為此,我們要承擔起我們的工作,不要過平凡的生活,平凡的思維,這是非常重要的。我們都是極有潛質的人。還有,神的神性力量都在祝福我們。嘗試運用這個在你內裏的力量,與這個力量合一。漸漸地,你必須看到你重重的打擊你的身體、你的頭腦、你的自我,把它們雕琢得很漂亮,令你成長成你本來被創造的模樣。
至於其他事情,像我來到你的國家,我視我為你做最好的事情,就是當你來到「這個」國家時,令你感到你是屬於這個國家,你像從其化國家連根拔起。當你來到這裏,你是那麽昌盛。在這個國家,我是那麽努力,幸勤地工作,做各樣的事情,我的時間全花在與你們一起,不分白天晝夜,全時間的做每樣事情。在這裏,當我看到發生在你身上的事情時,我感到不可能成就太多事情。在這裏,你對這神聖的地方感到絶對放鬆。我想這種把你從別的國家連根拔起的想法必須放棄。我想就像你已經移居到這些國家,回到自己的本性一樣,但卻並未被移民法例所發現。
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必須改變策略,開始在這裏建立我們的靜室,我們的工作計劃,所以你們必須來到這裏,成就更多事情。你可以在這裏賺取你的生活。但你必須來到這裏,連續花兩至三個月,建立自己,令自己成長。因為我沒有想過在這裏可以成就得這樣好,因為我們已經嘗試了各種方法,所以這是我們這旅程最後的成果。
盡管我們在這裏的旅程和生活,充滿著各式各樣的危險,你們做得非常好。我必須說,當我看到你們時,我感到你們都很好,改善了很多。就像手錶,為了令你們對它有免疫力,你把他們放在荒謬的條件,他們變得沒有問題。就像這樣,現在你有了免疫力。他們被放在槽裏,徹底地被搖晃。正如你們昨天那樣,在巴士上被搖晃。跟著,他們被製造成讓水可以很快在他們身上流過。所有這些在這裏也被嘗試。我想你的免疫系統,對外在事物的反應,成長得很快。你們變成真正堅固永恆的個體,就如在這裏創造你們一樣,我非常高興看到你們的進展,這是我們來到這裏,已經達致的主要成果。
首先,注意力必須遠離金錢。錢是其中一個最大的問題。實際上,沒有人會相信,富裕的國家的人比印度人更金錢取向,雖然他們已經那樣發達。你看,那些發達國家的人比印度人更金錢取向,那是非常令人驚訝!當你看到他們是怎樣數算一分一毫,你是不能相信,他們真的是已經成長的人嗎。有時,他們比乞丐更壞。所以你必須遠離金錢。金錢是人們數算的可怕的東西,我的意思是數算神的名比數算錢好_______可怕的錢幣。
還有,我們對其他事物如對舒適有表面的執著。我並不認為這裏過的是舒適的生活,因為在這裏,你隨時要在晚上任何時間遷移。你不會遇見任何會奪取你的錢包或你的手鐲的人。你可以以你喜歡的行徑移動,沒有人會騷擾你。你不會遇見兩或三個酒鬼互相毆打,不會有這類事情發生。所以這裏的生活是很純樸。這是很大的成就。
若你想過那種你想過的舒適,你可以遲一點自己創造。我個人認為,太現代化並不適合這個地方。所以,令自己身體變成舒適的奴隸和奴役人這些無用的觀念,必須不要灌輸給他們。
在任何情況下,個人的衛生在這裏是很好的,但大眾的衛生必須向那些人講授。這種施予和接受的過程,我肯定必會運作得很好。還有事情在你內裏正在運作。我有很大的願望,希望你來到這個國家,居住一段時間之後,再回到自己的國家,你真的成長得更快。這比只有我探訪你的國家還好,有時我感到探訪你的國家,只是被負面能量轟炸。
另一點我要告訴你,你必須明白,你來到這裏,必須有些得益。沒有人會在你身上得到任何好處,所以你必須在這裏獲得某些益處。你是學生,所以你必須學到一些東西,嘗試發展紀律的意識。就像一個門徒,吸收四周所有一切_______這是什麽?這是怎樣?這是房子,那很美好。就像這樣。但若你繼續看些並不重要的事物,隨意說些與你無關的說話,所有這些必須放棄。因為你有太多時間,所以人們坐下,與你交談,說些無聊、難聴、無用的說話,不需要這樣。相反,還是保持沉默比較好,吸收更多自己的內裏。因為在這裏,人們沒有時間,他們不能交談,他們需要工作。但當你有時間,你便開始說些無聊的說話,這是非常錯誤的事情。
另一種談話是與自己,也說得太多。像你開始分析、批評,找別人錯處,不停的想︰「啊!這樣會比較好。我傷害這裏太多……這種事情已經發生…。」所有這樣的事情進入你的腦海,這種與自己說的話也必須停止。耶穌基督稱他們為喃喃終日的靈,祂還說︰「小心喃喃終日的靈。」但喃喃終日的靈存在於我們內裏,所以小心它們,不要聽信所有荒謬的言論,要保持警覺,這樣便能幫助你。整體上,我必須說這個旅程和之前的旅程,我都感到極大的喜樂,非常高興這些旅程可以為我帶來那麽多不可能發生但卻發生了的事情,亦把你的潛能帶到我面前,我為此感到很高興。無論如何,在這一年,在我們之間,已經形成了一種新的氣氛,那就是謙卑、寧靜、和平,吸收神性,對我來說,那是非常非常偉大,喜樂的東西。
我非常多謝所有這些,我希望你們可以保持這樣的進度。
願神祝福你們。
Translation from Marathi:
Now I thank the Sahaj yogis of India on behalf of everyone that they did all the work peacefully, not infighting with each other, not landing anyone in the soup, not causing anyone embarrassment, not showing any anger, and doing everything sensibly and setting a good example in front of them (foreigners). They think that you are very great men, […]

頂輪日崇拜 Gorai Creek, Mumbai (India)

頂輪日崇拜

1983年5月5日印度 孟買

我在此代表所有人向在孟買負責主辦的霎哈嘉瑜伽士們,感謝他們盡心的安排。我自己也深深感謝他們。他們為我們選擇這美麗的地方。這也是神的恩賜,此刻,坐在同樣的樹下,我將再度講述頂輪。14年前(或者我們也可以說已經度過了13年,現在正邁入第14個年頭開啟頂輪這偉大任務已在世間完成。在每個頂輪日,我反復地告訴你們很多次,關於它如何發生,如何成就,以及它的重要性。

但這第14個生日非常重要,因為人們活在這14個階段之中,在他越過這第14個階段的那一天,他成為一個完全的霎哈嘉瑜伽士。所以,今天霎哈嘉瑜伽也已經成為霎哈嘉瑜伽修習者。同樣地,神在我們之內創造了14個階段。如果你簡單地去算算它們,你知道有我們體內有7輪。除此之外,還有2個輪穴,你們不常談論它們——那是月輪(Lalita Chakra),以及日輪(Shri Chakra)。還有明善輪(Hamsa Chakra)。

所以這是另外3個——7加3是10。然後,在頂輪之上還有4個輪穴,我也告訴過你們——它們是 ARDHA-BINDU,BINDU,VALAYA,以及PRADAKSHINA。這是4個輪穴。在來到霎哈嘉瑜伽之後,在你們的頂輪開啟之後,你們必須要越過這4個輪穴——ARDHA-BINDU,BINDU,VALAYA,以及PRADAKSHINA。只有在你越過這4個輪穴之後,你才可以說你已經成為一位霎哈嘉瑜伽士。

如果你們從另外的角度來看,我們需要穿越14個階段以達到頂輪。如果你們把它們分開來看,那是位於左脈中的7輪,以及位於右脈的7輪。當人向上升進,他不是筆直向上。他先到左再往右,然後再到左、再到右。當靈量上升時也是如此,將她自己分作兩部分。如果我以這兩條繩索為例,你們可以瞭解為何如此。這兩條繩索並列一起,在上升或下降的過程中交叉兩次。(錫呂.瑪塔吉女士在此解釋靈量沿著左脈與右脈上升;並在每個輪穴處交叉出四個繩圈——兩兩反向——順時針方向與逆時針方向))。

當靈量上升,你可以看到輪穴在右邊或是在左邊有阻塞。雖然只有單一的靈量,但在每個輪穴你都看到這兩部分——因此你知道左或右有阻塞。所以,在我們體內,如果每個輪穴都分為這兩部分——左與右——那麼7乘以2是14。同樣地,在到達頂輪之前, 體內的14個階段必須先被穿越。如果你們能夠瞭解——這7輪穴與7個輪穴之上的——這樣也同樣造就出14個階段。

因此在靈量的知識(Shastra)中,「14」是非常重要的。非常重要。這是非常重要的事。我們必須充分體認到,唯有在超越這14個階段,我們才能真正有資格得到霎哈嘉瑜伽的祝福。

我們要不停向前邁進。而且,如同我們吸收它一般,也要完完全全浸染於Rajana與Birajana之中。這兩個字,我之前也同你們說過許多次。但特別在今天,我們在頂輪日應當要瞭解何為Rajana(自由運用、精通),何為Birajana(承擔責任)。

現在,你們正坐著,你們看看這些樹。這些樹是產Shriphala的樹,Nariyal也被叫做Shriphala,椰子被稱為Shriphala。Shriphala,也就是椰子——我不知道你們是否曾認真地思考過它,但它確實值得認真思考——為何它被稱為Shriphala?它只沿著海岸生長,而不在其他地方生長。最好的椰子是長在海邊。這是因為,海洋即是正法(Dharma),在正法存在的任何地方,唯有在這樣的地方,椰子才會結實累累。椰子不會生長在沒有正法的地方。

但海洋包含了一切。一切潔淨與髒汙、一切都在海洋之中。海水也充滿了鹽,它其中含鹽。耶穌基督曾經這麼說:「你們是大地的鹽。」意思是,你們可以進入所有事物之中。你們可以給予所有事物滋味。「你們是鹽」——沒有鹽,人不能生存。我們攝取生命能量(prana-shakti),如果我們內在缺乏鹽分,甚至生命能量也無法作用。它是催化劑。而這鹽——它完全妥當地安排使我們得以生存,生存在這世上、生存在這幻相世界(prapancha)之中。沒有鹽,人將毫無用處。

但當椰子朝著宇宙大我(Paramatma)生長,它會將所有鹽份留在低處——所有事物都會被留下。當陽光灑落在樹梢,隨著陽光灑下,開始了蒸散作用,椰子葉子中與整棵樹之中的樹液都會被向上吸附——然後,水份沿著樹幹向上流動;留下一切。穿過這14階段,然後當它到達頂端,便成為椰子。你們便是那同樣的椰子。將椰子奉獻給女神是很重要的。若沒獻上椰子給女神,崇拜不能視為完滿(Sampanna)。

椰子也以不尋常的方式組成。世界上沒有其他的果實(phala)像椰子這般。椰子樹沒有任何一處被棄置不用。它的每一部分都可以供人使用。從葉子開始到每一部分都可以被使用。而椰子本身——每一部分都被使用。你們可以發現椰子就像人類的頂輪。我們有頭髮,同樣地椰子也有毛髮。「頂輪是椰子。」外部有頭髮作為保護。是頭髮保護我們免於死亡。所以頭髮被極度尊重;頭髮是非常偉大而有力量的——它們保護你。你被它們所保護。而在其內,如同我們有頭蓋骨,椰子也有,你們看,椰子之內有一層堅硬的殼位於外側,像這樣,在那之外,內部我們有灰質跟白質——我們腦內有這兩樣東西。椰子內部也是如此,你們看,白質與灰質⋯⋯而在其中是水,也就是我們腦中的腦脊液。在椰子之內也有水——那是邊緣系統。

所以這真正的椰子,它本身即是——對椰子樹而言這是果實。對我們而言,我們的腦袋是我們整個進化過程的果實。無論我們目前進化到何處——從阿米巴,直到現在我們成為人類——我們經歷了這一切,造就了這腦袋。由這腦袋,一切——無論我們擁有什麼——都是透過腦袋。在這其中有所有的力量;各式各樣。其中收藏我們得到的一切財富。

現在,靈(Atma, spirit)居住於心中,在來到霎哈嘉瑜伽之後,祂的光芒在我們體內的七個層次中傳揚,同時發生在兩側,這只在當一個人的頂輪打開後才有可能。

直到現在,我們還是持續用我們的頭腦做著相同的工作。在得到自覺之前,藉由自我與超我,我們做我們要做的任何事情。沒有一事例外。自我與超我,或者你們可以說「manas」與自我——藉由這兩者的説明,我們完成我們全部的工作。

但在得到自覺之後,我們是藉由靈的幫助來工作。靈在自覺前居住于心中,完全抽離,靜觀一切。祂的工作是:不論祂處於何種境地,祂只是靜觀,祂持續運作。但是祂的光不在我們的注意力(Chitta)之中,祂與我們分離。祂不在我們的注意力之中。在自覺之後,祂進入我們的注意力之中,這是最先發生的事。首先祂進入我們的注意力之中。而注意力,如同你們所知,位於幻海之中。在這之後,祂的光進入真理之中,因為隨著這光進入我們腦中(腦部得到覺醒),我們從而明瞭真理。

「明瞭」不是指我們經由思維去瞭解,而是在真實(Saksha)中領會到「這是真理」。在此之後,可以在心中看見祂的光芒。心變的深邃、心開始擴展、開始變得浩瀚,心所具備的愛的力量逐漸增強。此所以是sacchiananda——真理(Sat)、注意力(Chitta)、以及喜樂(Anand)。我們腦中的真理、我們正法中的注意力、我們靈體中的喜樂——開始得到覺醒。

一開始祂的光芒緩緩擴散,你們都知道。祂的光芒緩慢地、緩慢地增加,這是很精微的。一開始非常微小,因為在我們粗糙的生活範疇中,很難去覺察到這精微。逐漸地這覺察的能力也逐漸培養。在此之後你們開始成長、進步。

隨著頂輪一幕的開啟,靈量向上提升。但這時祂的光芒還未能照亮各處。靈量向上升起,而你們向至高濕婆神的寶座致敬。在你們之內,靈的光芒開始朦朦朧朧地流動。但它還未在這頭腦中完全閃耀。現在,出人意料的是,如果你們想要藉由你們的頭腦擴展這光芒,你們辦不到。

我們的頭腦跟我們的心——現在這兩者間必須展現完美的平衡。你們應明白,當你們運用思維工作過度,心會衰竭。而當你們過度倚賴心去工作,頭腦會衰竭。他們之間是息息相關,這關係存在已久,這是非常深遠的關係。也因為這深奧的關係,當你們得到自覺之後,他們的關係必須更深邃。心與腦的關係應當要「非常」深邃。當他們徹底合而為一那刻,你們的注意力完全與至高神合而為一(Parameshwar-Swarup)。

哈達瑜伽中也提到這非凡的事,即超我(Manas)與自我(Ahamkara)都完全消失(Laya)。但只是這樣說明沒有人能夠瞭解。如何才能促使自我與超我瓦解?結果他們試圖藉由打擊超我、打擊自我去達成。但如果你打擊自我,你便助長超我;如果你打擊超我,你便助長了自我。他們就是不能明白這行為的癲狂,以及這樣做最終會到達何處?

如何戰勝自我與超我?唯一的出路是額輪。藉由運作額輪,自我與超我兩者皆會消弭於無形。而正當它們瓦解之際,心與腦首先建立起完全的和諧。但是尚未合而為一。「我們所要達成的是這合一。」因此,你們的心,心本身成為了頂輪,而你們的頂輪,頂輪本身成為了心。你所想的皆在你心中;而你也只思及心中的一切。當你們達到這般的境界,之後,任何懷疑、任何不相信、任何恐懼,都將不復存在。正如同當人恐懼時,是什麼作用於他呢?他被頭腦所教導:「看清楚,沒有什麼好怕的。看清楚,你為了這無用的事而恐懼。現在點起一道光來看清楚。」然後,雖然這樣經過頭腦去理解,他仍然是懼怕。

但當這兩者合一時,你們要嘗試去瞭解這一點:你們用頭腦來思考,來使思維理解,並觀照思維。如果頭腦本身成為思維,意思是,想像有這麼一件工具,它同時具備自動加速器與煞車,而且兩者是一體的。無論何時,只要它需要,它可以隨時成為煞車;無論何時,只要它需要,它可以隨時成為加速器——此外,它還無所不知。

當達到這樣的階段,你們便成為完全的導師(Guru)。這樣的境界是我們一定要去達到的。迄今,你們已經大有進展,你們已經到達相當高的程度。毋庸置疑地,現在應該要這樣對你們說:你們現在已經成為椰子。但是我總是述及更進一步會是如何。因為,假如要爬這棵樹,該怎麼做?你們看過人們怎麼爬上樹的嗎?如果你們請一個人爬樹,然後觀察他,你們會發現他把一條繩索環繞身體綁好,然後一步一步把繩索往高處鉤。當繩索在高處套穩,之後,借著它的助力,人往上爬。同樣地,當我們向上爬,我們自己的繩索必須要持續鉤在更高處。只有當你們學到這方法,你們才能快速往上爬。但我們卻多半持續把繩索朝下鉤。甚至在來到霎哈嘉瑜伽之後,我們把繩索鉤在低處,然後說:「母親,我們一點都沒有進步。」當你們把繩索朝反方向鉤並且準備向下爬,此時如何能有任何進步?當往下時,你們甚至不需要鉤繩索,你們只要把繩索稍稍放鬆,然後「咻!」你們陡然下落。要掉落,你們毋須做任何安排。只有在往上爬的時候,你們才需要做安排準備。所以,要成為傑出的人,必須要勤奮努力地工作。而失去已成就的一切,不需費任何功夫,你們就直接墜地,毋庸置疑。

如果你們明瞭這點,接下來你們會瞭解「永遠將你們的視線望向高處」。如果你站在階梯的任何一階,但是你望向高處,那麼這個人會高於那站在較高階,卻望向低處的人。這就是為何有時候甚至非常資深的霎哈嘉瑜伽士會突然地墜落。人們說:「母親,他(或她)是如此資深的霎哈嘉瑜伽士,這麼多年來一直跟隨您,做了這,做了那。」但是他們的視線總是維持在低處,那我又能怎麼辦?如果視線望向低處,他們會往下掉落。

視線應該要總是望向高處。此時甚至要看這果實(椰子),你們得抬頭仰望。就連它們的視野也望向高處。它們全體的視野都望向高處,因為若不將它們的視野維持在高處,它們知道它們將無法得到陽光(Surya)以及完成這工作,它們也不能成為椰子。要仔細地觀察樹,並瞭解它們。你們可以從一棵樹中學習到很多關於霎哈嘉瑜伽的事情。它們是你們非常偉大的導師。同樣地,當我們看一棵樹,我們應該先觀察它如何紮根。首先,它觀照並且固定它的根。要去觀照並且固定根,它做了什麼?它持續深入向下紮根。這是我們的正法,這是我們的注意力。在這正法中,它持續深入。在這注意力中,它吸取無所不在的能量。這是棵顛倒的樹——這樣形容比較貼切。這些根開始吸收無所不在的能量;而在吸收之後,究竟它要做些什麼?之後它的視線往更處看——椰子由此而生。

你們的頂輪也像這非凡的椰子——對母親而言極度珍貴,而這非凡的椰子應該要獻給祂。很多人昨天對我說:「母親,我們感覺到生命能量的清涼,在我們的雙手與雙腳之中,但不在頂輪。」「是誰駐足在那?」只要明瞭這點;這清涼由此處而來(清涼即會從此處出來)。而那位,正坐在那裡,是「一切」的「果實」。這樹的根,固定於底下的土壤中,它們也從此土壤中生長出。它的樹幹、它辛勤的工作、它的演化——所有的這一切終將結為果實。那果實之中涵蓋了所有的一切。你們把果實種入土壤之中,這一切會再度生長出來。(「它是一切的意義,它是一切的終點」)。在整個世界中,無論神已成就哪些工作,「它是一切的意義,它是一切的終點」。迄今祂所完成的所有工作,它們完整的形式,它們的成果就是我們今日的摩訶瑜伽!而它的主要神祇(Swamini, Presiding Deity)是誰——你們是知道的!

所以,你們在這吉祥的時刻來到這世上,並且獲得它。你們應當感到深受祝福,並且且當像這椰子般。你們應當在奉獻中順服。只有當果實成熟時,它才會被摘下來——要不然它一毫無用處。在它成熟之前,它不能被供奉給母親。所以,要發展成熟,除去幼稚。如果繼續幼稚下去,你們會一直黏在樹上。但若要用於供奉,那緊黏在樹上的果子又有何用處呢?當它可以從樹上摘下,然後供奉,唯有此時崇拜才算完滿。所以,要瞭解霎哈嘉瑜伽,這些矗立在你們面前,真正(Sakshat)的椰子本身就是非常好的意象。這真是極大的祝福,今天我們齊聚於此,在這輝煌的慶典之中,這些椰子樹也在陪伴著我們。它們也在讚頌(nadita)一切,它們也在躍動(Spandita),它們也聆聽著同樣的旋律,並且隨之起舞。它們也瞭解整件事的重要性。

同樣地你們也擁有椰子,要使它完全成熟。你們只有一種方法可以讓它成熟,那就是必須與內心和諧一致。重要的是要與你們的心合一。心與頭腦再也沒有分別。我們在心中祈求,而在腦中成就。只有當此二者合一之時,你們才能完全受益。

現今,對一般人而言,霎哈嘉瑜伽非常神秘。他們不能瞭解,因為他們的日常生活只能到那種階段。在那裡活動。但是你們的階段不同。你們必須活在「你們自己的」階段之中。當你們看著別人,多半會充滿憐憫,因為,這些可憐的人會如何?他們會發生什麼事?他們要前往何處?他們不明了。他們的階段到哪裡?他們會落在什麼樣的路上?體認到此,你們要試圖去瞭解:如果藉由對他們解說,他們能夠瞭解霎哈嘉瑜伽,那非常好,試著去讓他們瞭解。但如果他們不理不睬,我們在他們面前就算是打破頭也沒有用。

打破一個人的椰子是沒有用的。好好地保護它。它的工作比這個重要得太多太多。你們是為了一個更高的目的而得到它,應將它保持在那較高的層次中。而只有在達到這完滿的、美妙的、獨特的境界,你們才能認為自己是被祝福的。所以,我們不用為了無意義的事情打破頭。不需要去跟任何人爭論。但是你們必須維持自身的階段,絕不能掉落。

除非你們達成內在完全的順服,在達到此之前,你們都尚未在霎哈嘉瑜伽中抵達目標。沒有吸收到該吸收到的一切,沒有獲得應該要發生的成長,沒有達成你們應當精通的一切以及完全的成長,而你們陷入錯誤的觀念之中。因此,你們不應該再錯誤地認定:「我已經成為偉大的霎哈嘉瑜伽士。」或諸如此類。當你們變得非常偉大,你們會謙卑,你們會時時自動地保持謙卑。

看看這些樹,風從反方向吹來。當風從這個方向吹來,這些樹應該要向這邊彎才對。但這些樹彎向何方?你們曾經留意過所有的樹都朝向那個方向嗎?為什麼?風從這邊吹來,推著它們,為何這些樹仍是彎身朝著同一個方向?而如果不起風,人不知道這些樹可以再彎的多低!因為它們知道海洋給予一切,所以這些樹虔敬地、極度謙卑地恭迎它。而這「給予者」是「正法」。這正法存於我們內裡之中。唯有當其完全覺醒、開始徹底展現,此時我們內在的椰子才會變得甜美、美麗、滋養。而這時全世界會認識你們,藉由你們的本身來認識,而非藉由其他途徑。

現在,現在你們已經慶祝了14次的頂輪生日。還有多少年你們會去慶祝呢?直到這次的頂輪日,每當你們慶祝它的生日,你們的頂輪都隨之開啟、並且成長。

任何形式的妥協,在任何事情上失去你們對自己的控制,這都不是霎哈嘉瑜伽士的舉止。霎哈嘉瑜伽士應當要勇氣十足地朝他的道路向前邁進。不計其數的阻礙——親屬、家庭、這個、那個,所有這些荒謬的牽制,它們沒有任何意義。這些已經跟隨你們上千次了。在此生你們必須成就。而當你們成就的過程中,如果其他人也隨之得到,那他們是受祝福的,這是他們的福份。如果他們沒有得到,你要徒手把他們拉拔起來嗎?

就好比說,如果你到海邊,腳上系著巨大的石塊,然後你要求海洋說:「啊,先生,帶我遊到彼岸吧。」海洋會這麼回答:「先把系在你腳上的石塊拿掉,要不然我怎能帶你渡過?」你對你腳上系上的這些大石塊),去除掉它們會比較好。如果你不能切斷它們,那麼至少要這麼做——讓自己遠離它們。

你們在腳上綁著種種諸如此類的事物——你們掙脫它們、向上升進。告訴他們:「去吧,去做你們想做的任何事情,但這與我們毫不相干。」因為有這麼多諸如此類的邪靈(bandhas),而執著於這些無益的邪靈是毫無用處的。

看看這些樹如何把這樣沉重的果實維持在這麼高的地方。這果實有多麼重——它內含水分。樹把果實維持在這麼高的地方,同樣地你們要把你們的頭維持在高處,而當你們把頭維持在高處時,要謹記頭必須要恭敬地鞠向海洋——海洋是正法的象徵,要虔敬地、極度謙卑地向正法鞠躬。

許多霎哈嘉瑜伽士完全不明白,除非我們在正法中完全安身立命,我們就是無法成為霎哈嘉瑜伽士。他們繼續犯下各種錯誤。舉例來說許多人吸食煙草、抽煙、喝酒、持續地做盡這些事。然後他們說:「我們在霎哈嘉瑜伽中沒有進步。」這樣如何能有進步?是你們自己在掌管著自己的生活。

在霎哈嘉瑜伽中還有一些小規矩——非常簡單明瞭的小規矩——你們被賦予力量去執行它們。你們在日常行為舉止中完全地展現它們。但最重要的是要如同虔敬、奉獻、謙卑般鞠躬彎身的樹,並且讓愛從內在放出光芒。當你們將愛奉獻給至高神,你們能從至高神那兒獲得一切。我們應當銘記在心,我們對所有人皆有愛。

最後,應當要這麼說,頭腦,或者說是頂輪,如果沒有愛,我便不在那兒。腦中應當只想著愛、只想著如何做才能去展現、去散發這愛。如果你們深刻地展現。你們會知道我正說著同一件事:「我們如何將我們的心充滿愛」。我們應當只想著:「無論我在做什麼,這是否源自於愛?我做的一切是否都源自於愛?我所說的一切、所做的一切、是否都在愛中成就?」你們甚至可以在愛中打某人——這不會造成傷害。如果有過錯,我們可以打此人。但是,這是出於愛嗎?

女神誅殺這麼多邪魔(Rakshasas),她的殺戮也是出自於愛。甚至連他們也被女神所愛。所以,為了不讓他們從羅剎魔(Rakshas)更加惡化成為大羅剎魔(Maharakshas),也為了愛她的信徒,為了拯救他們,她誅殺邪魔。這無窮盡的力量(Anant Shakti)也只是愛的展現。

對他們真正有益(hita)的是愛。因此,你們是否在展現這對他們真正有益的愛?這須被謹慎思量。假如你們真是這樣在做,那麼你們已經達成並具備我一直在說的那件事,即是那應該要達成的合一。因此那合一已經在你內裡建立。只有這唯一的力量(Shakti),我們稱此為愛,也只有這愛可以讓所有事物變得美麗、均衡、完全地井然有序。

那些冷漠的思想沒有任何意義。而你們知道冷漠的思想只從自我而來。而第二種從超我而來的思想也許外表看起來漂亮,但是內在相當空乏。因此,一種是骯髒但冷漠,另外一種是看起來漂亮但無法給予任何喜樂(Neeras),是完全的空洞。一個是毫無喜悅,而另一個是相當空洞。這兩者在任何情況下都不可能和諧,因為它們恰恰相反。

                                                                                                                                                     但在得到自覺之後,在來到霎哈嘉瑜伽之後,所有阻礙盡皆消融,而這看似對立的兩件事變得彷佛只是同一件事的兩個面向。這應當在你們內在之中發生。唯有當這在我們內在發生的那一天,我們才能認為我們已經完完全全地慶祝頂輪的第14個生日。

願神祝福你們!

在這一吉祥的場合裡,我代表自己、代表所有神祇(Devatas)、代表宇宙大我(PARAMATMA),給予你們全體永恆的祝福(Anant Ashirvad)。 […]

寬恕輪 Agnya Chakra New Delhi (India)

寬恕輪 Agnya Chakra
1983年2月3日 印度德里
今天我們要了解寬恕輪,這個輪穴在視神經交叉的位置。眼部神經在後面相反方向交叉,那交叉的位置便是寬恕輪的所在。通過延髓,寬恕輪與其他中心有著連繫。寬恕輪有兩塊花瓣。這個微妙的中心在前面作用於眼睛,在後面作用於腦後突出的部位。這便是此輪穴身體方面的特性。有些人說人有第三眼,寬恕輪便是第三眼。我們有兩隻眼睛,能夠看見事物,同時我們還有此微妙的第三眼。如果你看見這隻眼睛,那表示你其實離開了它。例如,如果你看見自己的眼睛,那表示你是看見鏡中的反映,不是真實。如果你看見甚麼,那表示你是在觀看它。因此有些人吃了迷幻藥,說看見另一隻眼。他們只是看見,但卻以為自己的第三眼已經打開了。其實你是離開很遠的,此所以你能夠看見它。你要麼跑到右邊的超意識去,要麼跑到左邊的潛意識去,都能看見那第三眼。但在霎哈嘉瑜伽,你卻是通過那第三眼來觀看。就好像一個窗戶,你可以看見那個窗戶,但如果你通過那個窗戶去觀看,你便看不見那窗戶。因此有些人說看見第三眼,以為靈量已經昇起來了,他們其實是大錯特錯。
寬恕輪是個狹窄的通道,一般情況下注意力不能通過,一般情況下,那是沒有可能的。那通道很狹窄,因為「自我」和「超我」互相接合,封閉了通道,於是沒有空隙可容靈量通過。超我與自我下面是喉輪,自喉輪一直繞上來。因此你們看見自我和超我在這個位置。它們由喉輪開始,一直到達寬恕輪的位置,然後交叉。因此你們左邊有問題,會表現在右邊。右手從這裡開始直達這邊,左手則從這裡開始。但左手其實作用於右邊。
因此我們要通過或進入那第三眼,這要靠提昇靈量才能做到。但這個到達大腦邊緣系統,即天國的門戶,是很狹窄的。因此如果有人強把注意力進入那封閉的門戶,他不是去了左邊,便是右邊。這樣便引生許多麻煩,因為那些人不知道,那些不可知的領域不是屬神的。因此當他們移向右邊,便進入了超意識界,開始看見幻象。其實那些都不是幻象,而是存在於右邊的真實事物,那些人其實是看見屬於右邊的事物。他們可能看見色彩,可能看見死去的人物,特別是那些自我很強的人物,他們能看見乾闥婆(Gandharwas)和緊那羅(Kinnaras),因為他們進入了右邊的乾闥婆界,開始看見超意識界中的事物。但這樣做是很危險的,因為如果那裡有誰逮住你,便有一個附加人格坐在你頭上,你在自我處被附了身,變得自以為是,行為惡毒。希特勒便是一個例子,他跟隨西藏的喇嘛學習如何進入超意識界,學會了以後便使無數的人變得自我中心,同時進入超意識界。你們也許也聽說過那些喇嘛,他們能夠知道未來,例如誰是下一任的喇嘛,到那裡去找他等等。他們知道許多未來的事情,人們便以為是屬於上天的。知道未來不是屬於上天的。那是我們不應進入的領域,因為那表示不平衡。我們是人類,我們要知道「現在」,不是「將來」。一旦你們通過現在這個階段,便能上昇至一個高度,可以看見過去、現在和將來。就好像在大地上,如果你能找到一個高處,你便能看見已走過的,和要來到的,這樣你便能在現在之中。同樣,如果一個人在現實中昇進,到達超越的意識,他便能看見右邊的超意識和左邊的潛意識,但他會對兩者都沒有興趣,他只希望在現在之中昇進,這其實便是提昇靈量所要做的。
因此所有那些說提昇靈量是很難很危險的,他們都是沒有獲得授權去提昇靈量的人。他們只是弄些甚麼把戲,刺激交感神經系統,使左右交感神經從中脈抽取能量,造成中脈衰竭,而使那個人的精神系統破壞。因此那些說以這個方法那個方法提昇靈量的人,其實是扼殺了求道者的生命。最後那些求道者會一無所得。沒有人知道可以得到甚麼,因為他們被帶入了歧途。
但邏輯上我們應該了解,練習以後,至低限度我們的健康要良好,精神應比從前更好才對,同時你們的脾性要有所改善,這是最低限度的。但如果你的錢全都給導師拿去,追求那些無意義的經驗,結果損害了健康,甚至不能主宰自己,那你們應該知道,這些都不是真實。在真實之中,你應該能夠主宰自己。如果你被別的東西控制,那你便是迷失了。例如,有些人不停的跳。他們說:「母親,我不停自動的跳。」這情況其實很嚴重,那表示你不能控制自己,那是有別人在你裡面使你不停的跳。那不是「你」在跳。你的注意力和意識都在別人控制之下,以致不能控制自己。所以所有那些空中飛行或靈界旅行,看見種種事物等,都是非常危險的,這個人最後可能會進入精神病院,因為他完全不能控制自己。
在美國,他們稱這些為超心理學(para-psychology)的實驗。當然這些是超越個人的心靈的,但卻十分危險。你們不應走進那個領域,要是有甚麼亡靈逮住你,你便行為怪異。大概十二年前,有一些美國人來見我,說:「母親,請教我們如何在空中飛行。」我說:「為甚麼?你們不是有飛機了麼?」他們說:「不,我們要在空中飛行。」我說為甚麼?他們說:「因為俄國正做那些超心理學的實驗,我們也要照樣做。」我說那些人會被亡靈附體,結束自己。我說我不會教這些東西。如果那些俄國人來見我,我也會這樣說。但那些美國人還是說:「不,我們還是要學。」我說,如果我告訴你,你便會變成那些亡靈的奴隸,不停的抖顫。儘管如此,他們還是說:「即使這樣,我們還是要學。」他們說俄國人做的,他們也要做。最後我問誰介紹他們來的,他們說了一位先生的名字,他是孟買的一名記者。我告訴他們這位先生從前正是患上我剛才所說的問題。他經常離開身體,進入另一個世界,東看西看,最後他完全不能主宰自己,後來我治好了他。但他竟然以為我既然能治,就一定能令人進入那個狀態。我治好他的病,為甚麼你們卻要得到他的病,他們執意如此。最後我才發現,他們在美國開有利用超心理學賺錢的生意,這是極端危險的事情。
這是因為運動的方向不是通過寬恕輪,而是移向左邊或右邊,即潛意識和超意識。其後果可能不同,但在霎哈嘉看來,都是一樣的。那些進入潛意識界的人可能看見我別的形相,好像那些吃迷幻藥的不能看見我,只看見光。而那些進入潛意識的,他們會看見一些形相和事情,他們以為是到達了天國,其實他看見的是進化過程中的過去,那是過去的一切。因此超意識界和潛意識界都是十分危險的。因為如果注意力移向左邊,便會產生癌症那類不治之症。因此要小心,不要到那些術師那裡去,他們會控制你,或告訴你一些關於過去或未來的事物。
我們毋須知道過去或未來,有甚麼需要知道呢?知道了有甚麼作用呢?好像我告訴你我是怎樣來到會場的,途中有交通阻塞等等,你會有興趣聽麼?你們為何會對過去有興趣?那對今天甚麼價值也沒有。可是那是人類的一個弱點,他們總要在自己的人格上附加上一些極端人為,並不真正存在,或是毫無價值的東西,然後說,我能做這,能做那。
在印度一般人都走向寬恕輪左邊,因為他崇拜神。他們要崇拜神,但卻與神沒有聯繫。就好像我沒有連接這個麥克風,便不能向你們說話一樣。但他們沒有聯繫,卻去崇拜神,唱各種崇拜歌,行禁食,折磨自己。他們是走向左邊的人,愛高唱讚歌等等,甚至二十四小時不停。這樣,亡靈便把他們吸向左邊。
又如他們不斷唸誦羅摩的口訣。也許你們說蟻蛭仙人(Valmiki)就是這樣唸誦的,但是誰叫他這樣的?是Narada。Narada是降世神祇。你們自己或任何人可以教別人這樣誦神的名字嗎?無論你們唸甚麼名字,都不能達到神。你們到了那裡?你們會到了另外某處,那裡可能有個僕人叫羅摩,於是他便會逮住你,而你會變得行為怪異,像個瘋癲的人。
至於超意識那邊,有些野心很大的人,他們陷入瘋狂,毫不考慮集體,只想到自己。出了問題時,我們也很難說服那些受害者,讓他們知道走錯了路,直到他們徹底完結為止。
寬恕輪是天國的門戶,是每個人都要通過的。耶穌基督便是在這個輪穴之上。在印度的經典中,祂叫摩訶毗濕奴(Mahavishnu),是羅陀(Radha)之子。祂的本質是由十一個毀滅力量(Ekadasha Rudrus)構成。但最主要的本質卻是格涅沙的純真。因此祂是純真的化身。純真的意思是完全的純潔。祂的身體不是由大地之母造的,因此祂的身體不會毀壞,祂是唵(Omkara),因此祂死後能夠復活。祂是羅陀之子,你們很容易便能看見祂和其他神祇的關係,在Devi Bhagvat一書,便有摩訶毗濕奴的記載。
可是誰會讀這本書呢,沒有人有時間讀這本書。他們只讀那些沒有用的書,讀那些書,你們不能找到關於降世神祇的知識。因此要明白耶穌基督,你們要讀Devi Bhagvat。可是如果我們向基督徒這樣說,他們根本不會聽,因為對他們來說,聖經是最後的根據。這怎麼可能呢?因為聖經中所記載的,只是耶穌一生中的四年。在其他書中,也應該是有提到祂的。因此我們要張開眼睛看那些書,然後自己去判斷那是否真理。但他們欲成立有組織宗教,所以他們說:「只是這樣。」沒有其他。因為如果有其他,他們的組織便會瓦解。可是事實不如他們所想那樣。
因為Devi Bhagvat一書曾清楚地描述耶穌。靈量可以幫助我們證明這點。當靈量昇起,停在寬恕輪,你們要唸誦主禱文,否則寬恕輪便不會打開。你們要喚醒耶穌基督,否則便不會打開。你們要唸誦祂的名字,否則寬恕輪不會打開,這證明耶穌基督是主宰這個輪穴的。甚至你們唸誦摩訶毗濕奴的名字,寬恕輪也會打開。因此你們要正視這些證據。只是你們想擁有耶穌基督,才會否定他人,視他人為異端。你們是大錯特錯了。
每一部經典都有人去竄改它。每一部經典都是這樣。我可以告訴你們薄伽梵歌的情況,他們把錯誤的飲食觀念放進去,那是與科學違反的。說傾向答摩的人是吃肉的,那根本不對。因為吃蛋白質的人應自動變成傾向剌闍的人才對。因此這部分是人們根據他們的需要改動過的。但開頭的部分沒有改動。在開頭部分,克里希納說:「是你殺那些人嗎?其實我已經把他們殺了,你還可以殺誰?」是那些婆羅門把經文改掉的。
至於在聖經,錯誤由保羅開始。保羅這人和耶穌沒有任何關係,但卻進入了聖經。我不明白為何保羅會在聖經之中。他只是個傾向超意識的羅馬士兵,而且是個很壞的士兵,曾殺害過許多基督徒。但忽然間人們把保羅當作聖徒列入聖經,而且為世界各地接受,但如果你讀他寫的章節,便會知道他根本不是個得到自覺的靈。他是從超意識說話的,他是一副組織機器,一無是處。使徒行傳是他寫的,在使徒行傳,保羅把耶穌的門徒描繪成像被鬼附的人那般,完全是傾向於超意識的人,他們行為怪異,以致被視為癲狂。你們可想像耶穌的門徒是這樣的嗎?但如果你是基督徒,卻須把這一切生吞活剝,因為那是在聖經之中的。但如果你是個天生自覺的靈,便會懷疑這些廢話。你會問:「誰是這個保羅?他是從那裡跑出來的?」因為保羅所說的和耶穌基督所說的不同。
現在時候已經來臨了,我們要知道所有宗教都是同一的。所有宗教都是同一生命河流的部分。所有那些降世神祇都是互相支持,互相滋養,互相照顧的。祂們之間完全合拍。你不可能看見祂們互相反對。當然這一點也是要證明的。只有提昇靈量,我們才能證明這一點。如果你是得到自覺的靈,同時能提昇別人的靈量,你會驚奇所有的神祇都在我們不同輪穴之中,我們要逐一喚醒他們。有時候,我在印度談耶穌基督時,人們便譴責我,說我在傳播基督教。但如果我在英國談克里希納,人們便譴責我傳播印度教。現在我要告訴你們,是羅陀創造耶穌的。你們看耶穌,祂豎起兩隻手指[食指、中指],像這樣。一隻表示克里希納,一隻表示毗濕奴。耶穌曾說「天父」,那麼誰是耶穌的父親?是毗濕奴,即克里希納。因為經上是這樣描述摩訶毗濕奴的。經上說克里希納自己也崇拜他的兒子,並說:「你將成為宇宙的支持,同時無論誰崇拜我,崇拜之果都會到你那裡去」。克里希納把耶穌基督放得比自己還要高,你們也可以看見摩訶毗濕奴的輪穴在喉輪之上,祂是每個人都要通過的門戶。克里希納祝福自己的兒子,說:「你將成為宇宙的支持」。你們可以看見,格涅沙在根輪處,根輪的意思便是根和支持,可是耶穌基督卻被放在果實的支持和根部那裡,所以是同一力量在那處,並一路進化上來,當我們的寬恕輪打開了,便可以知覺到耶穌基督。
當靈量上昇,便會打開寬恕輪。但如果你過份自我取向,兩邊的汽球很緊迫,便甚麼也不能通過。又如果你傾向於超我,性格懦弱,易受宰制,使超我的氣球扭曲,寬恕輪也不能打開。我們要使它恢復平衡,從左邊移向右邊,或從右邊移向左邊。在得到自覺後,你們便能明白這些霎哈嘉瑜伽的技巧,現在是不能明白的。如果得到平衡,寬恕輪也會變得良好,沒有扭曲。這樣靈量上昇時才能通過。如果你是個正常的人,不傾向於自我或超我,那麼提昇靈量,通過寬恕輪是毫無問題的。我來到德里以後,從早到晚都要清理寬恕輪,這裡的人極端自我取向,他們全都以為自己是世界級的行政人員。德里是個寬恕輪很壞的地方,這裡有些很驕傲的人,充滿虛榮心,以為自己正在統治世界。那些行政人員和政客便是這類人,全都是自我取向。這類人很難給他們自覺,首先要降低他們的自我,他們要接受神才是至高無上的存有,是我們的主,是這個世界真正的王,這樣靈量才會上來。有些人的眼東張西望,以致損害了寬恕輪。耶穌曾經說:「聖典叫你們不要犯姦淫,我說你們不要有淫邪的眼睛。」看,耶穌特別提到眼睛,因為祂就在那個位置,控制著眼睛。可是在西方,很難找到一個男人或女人是沒有淫邪的眼睛的。他們都是基督的信徒,卻有這樣可怕的眼睛,真不知他們做過些甚麼,他們正走向瘋狂。他們無法固定他們的眼神,要時常的東張西望,左顧右盼。他們的眼睛很貪婪,要經常看這看那,但全然沒有喜樂,他們只是周圍去看人,卻全然沒有喜樂。
Translation from Hindi:
Let Me tell you in Hindi. One of My acquaintance had come, his wife was a simple person. When she came to London, she saw people’s eyes looking like this (seeing here and there/ roving eyes). So she asked, “What is happening?” I told, “This is known as flirt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