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c Program Day 1, The Truth Has Two Sides (Switzerland)

Public Program. Geneva (Switzerland), 11 June 1985.
我向所有真理的追求者致敬 真理是有兩面 我們看到的幻象可能看似真理 幻象的本質亦可能看似真理 另一面是絕對 必須透過 中樞神經系統來感受 來體驗 它既不是我們以為的 思維的投射亦不是感情的想像 實相就是如其所如,它是不能改變 不能妥協 我們要謙卑下來去了解真理 我們謙卑地藉着科學發現了 很多我們從來不懂的事物 任何從外表了解的東西,像樹木是必定有根 單從樹木的外表 你是看不到它的根 因此,當有人談到根 我們便感到震驚 因為我們從來沒有根的知識 我們的制約讓我們只看到樹 卻不能令腦袋明白 樹必定有根 我們可以說 人類在科學上進步了不少 進步至成為先進的國家 他們卻不知道,如果他們不追尋根 便會完全的滅亡 現在,我在你們面前 你們不應感到我在冒犯你們 我來是告訴你們關於根 這個你們內在偉大的財產 我們知道圍繞在我們四周科學範疇的能量:像電力 地心吸力。我們要以科學家 謙虛和開放的心 去了解 我們內裡 精微的能量 我們要了解西方 面對什麼問題 有在美國的人問我:「西方出了什麼問題?」 因此,我們必須看看什麼發生在我們的進化 當我們藉著工業發展演進 我們發展了某些性情,某些價值觀 工業化雖然是好 但我們卻沒有能力去分辨該在那裡停下來 這就是為何當我們走到很工業化的國家 以為自己在吃著化學品而不是食物 我們必須保持平衡 但該怎樣保持平衡? 就是要了解根 我感到西方人的第一個問題是 他們是思維的存在體 思維的容量已經發展到失去平衡 就像工廠裡,每一刻都要 製造新產品 每一刻想要出售貨品 要有新時裝 否則機器就要挨餓停產 我們的腦袋同樣開始生產新事物 這就是為何這些東西都是人造的 我們用思維來投射 每一刻都想着新事物 無論什麽是新的,我們都欣賞賞識 我們是要接受新事物 但不是接受完全喪失 傳統價值的事物 我之前說過: 佛洛伊德(Freud)有什麼特別 為什麼你們接受他而不是榮格(Jung)? 原因是他給我們非常新的想法 但新不一定是好 例如塑膠曾經是新的 你們都知道發展了塑膠有什麽後果 如果對物質而言,這是真確的,那麽靈性又如何? 當我們追尋真理 我們不斷嘗試新方法 我想是基於這種需求 邪魔才能以 假導師的形相出現 在七十至一百年前的印度, 突然間一股關於 根源知識的新思想,新浪潮興起 他們說的沒有記載在吠陀經(Vedas)或 往世書 (Puranas)裡,也沒有記載在任何東方知識的典籍裡 亦沒有記載在任何基督之後的 著作如聖經,或穆罕默德之後的可蘭經 或所羅亞斯德(Zoroaster)的著作裡 它跟古代 關於根的發現毫不相干 我們對宗教也有著同樣的問題 舉基督教為例 基督來到世上—你遲一點會知道— […]

克里希纳崇拜 (Switzerland)

克里希纳崇拜

瑞士日内瓦 1983年8月28日今天我们在这神圣的地方庆祝克里希纳的寿辰我向你描述过克里希纳是代表最终的父性他降生在这个地球上阐释最终的父性地球上最终的父性是克里希纳的意识在神的国度里,我们可以说在天堂或甚至一切的最高处有不曾降世的至高湿婆神他的其中一个形相–至高湿婆神作为父亲的其中一个形相 是克里希纳而太初之母或圣灵则是至高湿婆神的 另一个力量的形相当克里希纳降世之际太初之母以罗陀的形相降世她也以基督的母亲这个形相降世她为基督命名基督的别名是克里希纳就如锡吕‧克里希纳的名字 是克里希纳 源自克里希纳(krishna)印度语称呼他为Krist我告诉过你们为何 称他为Jesu或Yesu今天我们就要看看 克里希纳的两个形相那是他神圣出生的彰显罗摩的一生展现一个 Purushottama的人即俗世最佳的父亲克里希纳的一生展现他是Yogeshwara(瑜伽之主)或上天世界的最高的父性因此,我们最先要明白的 克里希纳形相是Yogeshwara其二是要明白他作为 宇宙大我(Virata)的形相Yogeshwars意思是瑜伽之主或瑜伽的力量这样称呼他是因为他已经到达作为瑜伽士最理想的位置他是你要到达的最完美的目标作为瑜伽士,他生于王族却住在丛林里,森林里与牛只和普通人为伍当他放牧时,通常都是睡在普通的地方如石头上或草地上其二,他完全知道自己的力量,毫无自我他拥有一种被称为samharashakti的特别力量他能运用这种力量摧毁任何想破坏上天显现的人Samharashakti显现为他手上的轮穴另一种力量是他手上的锤矛(gada)这些力量都在他内里建构好他按照罗陀的力量行事因为罗陀是克里希纳的力量的持守者这种说法的证据就是当他与罗陀在Gokul他做他的Samhara,samharakarya之后,他只当sarti(萨蒂)即亚周那的车夫在他的门徒亚周那面前 他只是个车夫瑜伽之主的另一个 了不起的品质是辨别能力 这种质量他内在已经拥有因此他知道谁是魔鬼谁不是谁是好人谁不是谁被鬼附着谁没有谁是纯真谁不是这些品质都建构在他内在内在的辨别能力他另一种能力更能表达他作为sakshi的旁观见证能力他拥有一种能力 我是说他本身就是sakshi这样说令你更容易明白他是sakshi的意思是他有能力旁观这个世界为一出戏剧在罗摩的时代为了向人类显示他是人类罗摩让自己受自己的问题缠绕那么人类就不会说他是神不管如何,我们又怎能接受神因为他是神他这种旁观见证能力必须能在每个瑜伽士身上出现他控制的元素是以太梵文称以太为akasha你也知道,我们今天都把以太元素运用在电视、收音机各式各样集体工作上作为瑜伽士我们要控制以太某程度上,这是精微中的精微你透过以太渗透入一切它是高于一切 就如塑料也渗透进一切一切物质,一切直至空中的物质但它不能进入以太负面能量不能进入以太一旦你进入上天的领域实际上,你进入的领域是无思虑的意识里所以要到达上天的层次你要扩展你的无思无虑 的知觉状态持守这种状态的是基督,是灵你能意识到作为瑜伽士你的心境(state of mind) 要处于上天的层次你该处于何种状态,超我你的自我要处于上天的状态作为超我,你应把一切看作一出戏要看到负面力量的戏剧在上演负面力量会跑掉 你不要牵涉入内不要受负面力量愚弄那么负面力量便会离你而去自我和超我都会从喉轮升起从额轮退下被喉轮吸走瑜伽之主最了不起的品质是他完全不牵涉入内完全不执着依恋若他进食,不是在进食若他说话,不是在说话若他看,不是在看若他听,不是在听这些事情一丝一毫都不影响他 也不会在他身上停留亦对他不起作用不管如何,他是完全圆满的十六片花瓣是完整的模子第十六天是月圆的日子我们就是要这样,自我完善对自己有绝对的信心信心不应与自我混淆信心是智慧,是正法(dharma)是爱,是美丽也是神就是要这样在薄伽梵歌,当他说你要放弃正法,顺服委身于我他是说你要放开所有担忧与我合一,那么我便会照顾你把担子交给克里希纳那么与上天完全的整合便会透过你表达出来意思是若你说要自己来做他便会说,好吧 你做吧,试试看但若你说,你要担起责任我只是你手上的机构 或你手上的工具那么你便能好好的彰显它你的喉轮就是这样得到开启这是我告诉过你 瑜伽之主的部分素质因为他是脑袋,在我们内里他变成我们内在的脑袋我们要知道他俱备神圣脑袋的所有品质不管我们怎样运用脑袋如策划阴谋,盗窃欺骗所有人们称的坏事都是他以神圣之名而做的但这些事情却没有在他 身上留下任何瑕疵污点另一方面,不管我们做了什么那些所谓正面的事情 如政治,外交领导全都是他做的即使是思考未来一切他为我们做的计划,想着这些事情,管理as a play, everything is done as a play 就如戏剧,一切事情都是一出戏因为他是主人 就如我们称呼为sutradara的事情即一出戏演开场的那个演员调教弦线的乐师、演哑剧的演员现在,另一件我们要明白的事情是克里希纳在霎哈嘉瑜伽这个阶段即宇宙大我显现的时代不是克里希纳力量显现的时代现在正在运作的力量不再是来自罗陀,或来自玛利亚 而是来自Viratangana这就是为何霎哈嘉瑜伽士 拥有的知识比任何时代的圣人更为广阔虽然广阔却没有他们那么深层若你能深化你的知识这广阔的知识便能 在你内在好好扎根脑袋是根是整棵生命之树的根实际上,灵量升起 脑袋先得到灌溉让整棵生命之树受上天的祝福 上天的知识所滋润湿透我们要成就的宇宙大我力量首先给我们集体意识我们首先透过脑力明白它整个脑力是受心所指引要受心所灌溉梵文灌溉是个美丽的字–sinchena像露水,以神的爱来喷洒所以脑袋要与心脏和肝脏整合宇宙大我力量只有采用另一个形相杀戮的武器变为宽恕武器每一种毁灭的力量都运用在建设上就像这是个把戏如我现在告诉他们 怎样戏弄这些导师他们拥有的力量能愚弄他们如他说他们的牙齿必须放在颈项放在喉咙最好是不要拔掉牙齿而是把它们放回喉咙里若你能做到,就没问题了就影响力而言你是更有力量,更足智多谋因为宇宙大我力量 现在已经采用这个形相就如树木是向上生长一旦它结满果实,便会垂下来树的花朵,树的木材树的各个部分先吸引人注意人们因此想破坏它但当树结出果子,他们便想保育树树垂下来,它的谦卑是很有价值你就是果实Viratangana力量,你是果实因为你是那么有价值那些想摧毁,想破坏这个地球神圣力量的人会开始想从果实中得到一点好处今天宇宙大我力量 已经给你了不起的价值因为能与霎哈嘉瑜伽士一起是被视为很珍贵的就如普通人得到自觉他便发展了他的价值他自己的价值 若他是个称职的霎哈嘉瑜伽士他便能得到尊重,得到爱 被赐予最高的位置所以今天你要明白 宇宙大我力量是我们要敬拜给我们果实的宇宙大我力量因此,不同的教堂狂热主义、无神论、共产主义和一切的"主义" 所有这些都会被中和因为他们会知道他们对它有益你就是要变成这样我们最重要是要知道要向大地之母垂下要谦虚从内而外的绝对的谦虚这样才能真正给你霎哈嘉瑜伽果实的完全价值夸耀自己的霎哈嘉瑜伽士就像在树上烂掉的果实只有垂下来的果实才会被接受为好的,成熟的果实而不是自称位处最高的果实负面的人完全不要从中取利说,他们那么好是因为他们垂下,不是这种逻辑一些人吹嘘自己很谦虚烂掉的果实也垂下来但成熟的果实却以它的重量来展示它的谦虚这是导师原则,重量所以从Viratangana力量我们取得达至果实成熟的力量接着,我们得到导师原则的福佑仍想得到更好的阳光更好的水或有类似要求的人,仍未成熟因为果实不再有任何需求它不再对大地之母或任何元素有任何需求它只是顺服,它垂下 向大地之母鞠躬不停向母亲发问向母亲提出很多个人问题 愚蠢的、负面的想法的人仍未是果实成熟的人是向大地之母顺服委身、鞠躬的人所以有能力鞠躬的人 是最佳评价自己的方法把一切交托母亲的重力让母亲为你做一切把你小小的忧虑抛之脑后你必须超越这些限制的力量成就这个宇宙大我的力量这力量最终成为madhura力量madhura这个字没有英语能解释它它解作甜美的力量像果实变甜就像你们全都变得非常甜美克里希纳想把一切都变得甜美某程度上全是madhura力量在起作用你读到他的一切戏剧一切舞蹈,一切故事全都是madhura力量为众牧女和霎哈嘉瑜伽士而演出你要透过取悦霎哈嘉瑜伽士以取悦你的母亲而不是取悦其他人,他们不重要今天我们要缩短崇拜所以要花那么多时间走往楼上失去的时间是永永远远得到的时间愿神祝福你们 […]

崇拜和火祭的重要性 Ashram in Le Raincy, Le Raincy (France)

崇拜和火祭的重要性
1983年6月18日法國巴黎
錫呂‧瑪塔吉:你好!我們正在等你來這兒。哦,我想我要穿上毛衣了。你好!我們正在等你來,等Christopher來這兒。他怎麼了?很好。他的頭怎麼了?
瑜伽士:換牛奶,母親。
錫呂‧瑪塔吉:哦,Christopher,你回來了?哦哦哦……你要蓋住他的頭,天還挺冷的。好了好了好了,怎麼了?他在冥想。【嬰兒發出哼哼聲】不不不不【錫呂‧瑪塔吉輕輕搖晃著嬰兒】你必須一直把他貼近身邊。最好幫他蓋多點兒。好了,你去裡面多拿點什麼。我想你也要穿上毛衣什麼的,外面還挺冷。
瑜伽士:謝謝您,母親。
錫呂‧瑪塔吉:在他頭部多蓋點兒。
瑜伽士:這是來自奧地利霎哈嘉瑜伽士的禮物,奧地利霎哈嘉瑜伽士送給法國霎哈嘉瑜伽士的禮物。
錫呂‧瑪塔吉:啊哈,漂亮。
格雷瓜讀著海報上面的文字:“我看見天堂開啟,凝望著天堂中呈現的一匹白馬。”
錫呂‧瑪塔吉:譯成法語。
終於把我的毛衣帶來了。Jenny可以拿來。
格雷瓜:把毛衣給母親。
蜜雪兒·C:母親,我有一兩件禮物獻給您。
錫呂‧瑪塔吉:再說一遍?
蜜雪兒·C:第一件是我們從盧昂給您帶的軟墊,您可以用來墊腳。還有這個城市徽章。
錫呂‧瑪塔吉:哦,我看看,這是什麼?
蜜雪兒·C:盧昂市的徽章
錫呂‧瑪塔吉:那是什麼?
蜜雪兒·C:盧昂市的徽章
錫呂‧瑪塔吉:這些標記是什麼?
蜜雪兒·C:三朵百合花。
錫呂‧瑪塔吉:百合花?
蜜雪兒·C:百合花。我覺得它就像古代法國的一朵蓮花。
錫呂‧瑪塔吉:漂亮。非常感謝你。
蜜雪兒·C:不用謝,母親。
錫呂‧瑪塔吉:嗯,你可以保管一下嗎?謝謝你。
天還挺冷的,風要吹散雲層了。我一到這裡,天氣就玩把戲,你們看,它總是捉弄你。【笑聲】是的,最好給他蓋好。你也穿暖和一點兒,我希望你們都穿得足夠暖和。
我很高興能和這麼多霎哈嘉瑜伽士在一起。他們中許多是新來的,對我來說不是新來的,也許幾千年以前我已認識你們所有人了。【錫呂‧瑪塔吉笑著】你們坐在陽光下。
在霎哈嘉瑜伽,你們都要知道一件很簡單的事情:你們都是永恆的靈,凡不屬靈的都不是你們自己。
我們可以把靈比作太陽。太陽會被雲層覆蓋,太陽上會有些疊影,但此時此刻,太陽依然是太陽。你們不能照亮太陽,只有太陽能照亮它自己。當雲層散去,疊影移開,太陽便光芒四射、穿透大氣層。我們的靈體也一樣,被無知所遮蔽。只要遮蔽仍在,你們便看不見靈體。即使少量雲層消失,那疊影還是存在。一定要晴空萬里,才能看見穿透而來的靈性之光。我們有許多方法可以設法去除那些雲層。
首先也是最重要的是這樣一種假定,一種信念:你們是個靈,其餘的都是疊影。你們必須在自己的內在做出這樣的假設,在得到自覺以後,這應該變得很容易:你們已遠遠超越你們現在的所知,你們已大不相同。
所以,現在新的情況出現了,你們這種信心不是盲目的,而是由經驗所得。因此不要用你們的聰明去對抗這信心,不要試圖挑戰它。如果你們的聰明挑戰信心,而你們又聽信了你們的聰明頭腦,那麼你們便會再次下跌。
即使只是瞥見空中一顆星星,科學家們也會相信那顆星的存在。因此,同樣地,即使你們只在一瞬間感覺到你們的自覺,你們至少要相信,你們也是個靈。你們要緊緊抓著那個經驗,並將注意力保持在你們是個靈這一事實上,告訴你們的聰明不要再欺騙你。由此,你們可以不用再理會你們的聰明。
此時,你們的聰明便會開始為靈性追求而工作,這就是信心的意思。信心能生出純粹的智慧。現在,你們看見大部分雲層都已散去,但還有一些雲翳。所以你們要用聖靈之風來驅散浮雲。你們知道,利用風的方法有很多。
我希望義大利人能理解。
這風源於別處,源於聖靈,源於你們自己的靈量。而且,你們還有太初靈量的力量在你們面前,與之前的許多求道者相比,我必須說,你們已經十分幸運。
因為崇拜一些雕像(Vigraha),哪怕大地之母為這雕像注入了生命能量,人們都會有很大問題。首先,他們必須做一種所謂Sarvikalpa Samadhi的冥想,即你們必須凝神在雕像上,即“vigraha”,“vigraha”的意思是含有生命能量的雕像。然後持續凝視此雕像,並嘗試提升靈量。
靈量過去常常上升至額輪,但躍升至頂輪之上則是不可能的事兒,因為一個人必須從“有形相”走到“無形相”,而擺脫“有形相”走到“無形相”這一步是非常困難的。即使是專注於抽象或“無形相”上,也是另一件做不到的事兒,就像穆斯林所做的,或其他許多人嘗試做的那樣。
在這種情況下,化“無形相”為“有形相”就成為必要,如此一來,對你們來說就不再複雜了。一旦你們專注於有形,便能成為無形。就好像你們面前有一塊冰,一旦你們用手去觸摸它,冰便融化,你們便會感覺到冰的清涼。因此現在這個問題被輕易地解決了。
崇拜便是一件你們可以將有形激發為無形的事情。現在,你們的(輪穴)中心是能量中心,所有這些輪穴裡也有主導神祇安坐在那裡,祂們也是化為有形的無形。當你們做崇拜時,有形便化作無形的能量,然後此無形的能量開始流動,之後便涼風吹拂。就這樣,這些錯誤認同、靈體之上的疊影就被去除了。
你們不能思考崇拜,整件事情都是發生在超越思維的領域。因此,你們必須認識到,你們不能對崇拜作理性解釋。你們應該讓輪穴得到最大的好處。為此,你們必須完全地只專注於崇拜,以及涼風如何湧動。這涼風會來處理,會驅散所有浮雲。
所以你唯一要做的或唯一的方法就是專注于崇拜,靜觀。你是一個見證者 (Seer)。見證者有兩個意思,你只是看,只是看著,僅僅只是知曉,這就是見證者。沒有任何思維,沒有任何反應,只是自發自然地看見和吸收,這就是見證者。這是做崇拜的最佳方式。
對我來說,有時這是個負擔,因為你們與神祇之間應該有一定的對等性,必須要存在某種平衡。你們念誦所有口訣,神祇都被喚醒了,但你們就在那裡卻又不想吸收任何東西進入內心。於是,我就不得不儲存所有那些我體內產生的、額外的能量。所以,如果你們敞開心扉並無思慮地觀看崇拜那就會好很多。。
今天我們會把崇拜方法的次序對調,先做火祭(Havana),後做崇拜,這樣會更好些。因為通過火祭我們將喚起火元素,它會燒掉所有的邪惡。當你們為我洗蓮足時,你們在做同樣的事;當你們點火,也一樣。今天我們會先做火祭,後做崇拜,二者是一樣的。你們可以用火或水來崇拜我。
火的本質是發光(tejas)。你們做火祭時,所有錯誤,所有邪惡都會被燒為灰燼,之後,光芒會顯現在求道者的臉上、身上,當你們做火祭的同時,空氣中也會充滿美好的生命能量。所以,我認為最好是先做火祭,然後再做崇拜。
願神祝福你們所有人!
Of course, always we have to praise Ganesha before starting any puja, so you start praising Shri Ganesha.
Alexandre: Mother, we have learned the Ganesha “Atvatham Shirsham". […]

太初導師崇拜 Nirmala Palace – Nightingale Lane Ashram, London (England)

導師崇拜–建立導師原則
1982年7月4日
英國倫敦
誰當翻譯?葛萊瓜,為甚麽不拿其中一個?
(練習者︰母親,這是公眾擴音器,他們聽不到你的話,它只是用作錄音。)
那麽他們怎能聽到我的話?…對,你怎樣翻譯?
(練習者︰法文…)
大聲點,你為何不站起來,你可以站在這裡,對,這裡,你可以說大聲點,這樣最好,但小心這個…
願神祝福你,喂,對,對,謝謝,謝謝,阿漢那已經來了,看看他們,那裡,那裡!
在最祥瑞被稱為過渡期(Krita Yuga)的時刻,我們聚集在這裡,去明白了解怎樣建立鞏固我們的導師原則。Krita Yuga代表是時候你要做點事,”Krita”是事情已經完成。
你是「做」這些事情的渠道,做神的工作,你是大能的神和祂的力量的渠道。一方面,你要有尊嚴,有榮耀,設想自己是位導師。另一方面,你要完全順服委身於大能的神。你全部的尊嚴,全部的權柄都是來自祂。其三,祂以戲劇的手法,創造這個宇宙,創造你。你要看到祂的戲劇上演,所以一種開心喜樂的氛圍要透過你像泡沬般冒起。
到目前為止,導師給人的印象是他不拘言笑,常常發脾氣。這種態度對不用接觸群眾,只把自己安置在喜瑪拉雅山某處的導師是不要緊的。但在這裡,我們要面對接受你川流不息的愛的整個宇宙,這並不代表你要無聊輕挑,因為你不能。上天的戲劇不單不無聊輕挑,還充滿喜樂。這種喜樂不是二元性。所以要建立你的導師原則,我們先要知道它是怎樣被摧毀。就是這樣,任何沒有被照顧或被保育的事物都會被摧毀。若我們不留心,例如這些美麗的植物,它們會被摧毀,即使那些沒有受照顧的物件也會被摧毀。
首先,我們要知道,要留心和警覺到,若我們沒有保育照顧自己,便會被摧毀。保育並不是為著保育的原因,而是為了停止你的導師原則受破壞。若我們對它疏忽疏懶,便要對自己的導師原則受破壞負上責任。所以我們要放注意力在保育這個導師原則上。導師有能耐去保育自己,保育別人。開始時,當導師想建立鞏固這保育原則時,他們制定很多嚴格的規則條例。若你閱讀聖經的「利未記」,你會發覺所有它描述的shariats,現在在利雅德(Riyadh)或亞拉伯國家都有遵從。要維持保育你內在的原則,就是要用這種強烈的言詞︰「任何人若不這樣做便要死;任何人若犯這種錯便要被石頭砸死。」這是最初期,所以現在人們在這進化階段要有這種恐懼。
這並表示要侮辱或傷害人,又或拿走人類的自由,而是向人展示他們內在的導師原則是很重要的。在那個階段,他們用恐嚇的手段,我應說—可怕危險的時代。但那時的人卻遵從。接著另一個進化階段,在那階段,人們認為他們要禁慾,開始以極之禁慾的方式來保育自己。這是自我投射,不是投射向別人,而是投射向自己。
我們可以說第一波開始是當導師、太初導師說︰「若你不這樣做,便會被殺。」第二個階段是信徒接受這樣,開始告訴自己︰「若我們不這樣,便要自殺。」禁慾的基礎是智慧,而不是頑固。但它卻變得狂熱,走向極端。禁慾是為著保育而開展,為著保育而開展,但保育卻變得行不通,又或他們認為自己沒有能力保育,他們感到混亂。對他們而言,規則條例變得比保育更重要,因此你發現他們在摧毀自己。
導師原則(Guru tattwa)的智慧或精粹是平衡。就如你要保育植物,你不給它水,它會死;你給它太多水,它也會死。所以智慧就是你懂得給恰當的水給植物,令它生長得最好。智慧要以你的生命能量的感知力去達成。你是被安置在最幸運的境況,在你的導師原則完全建立鞏固前,你已是個有自覺的靈;在導師原則還未建立鞏固前,你已擁有所有導師渴求的力量,特別是你被母親愛的祥雲完全包裹覆蓋。母親的愛絕不容許你毀滅摧毀你的導師原則。就如我告訴你,導師原則是很易受傷害的,若你不保育它,它便會被毀滅。首先,毀滅源自你的存在體,我是說我們的存在體是由五大原素所構成,這五大原素很容易被毀滅。若你不好好照顧任何一種原素,它們便會被毀滅。這是這些原素或物質內在的品質能耐,我們也可以說,保育它們是很重要的。
有些人以為一旦你變成導師,便不用保育維持一切,它自會自動保育自己,不是這樣。我同意靈是絕對能增添這些原素的美麗,令它們健康。可是在人類的層次,常常都有一個更大的力量想去摧毀它。所以除非我們完全變成靈,否則這個毀滅力量仍有機會起作用。有人或許會說,為甚麽需要平衡?這是個很重要的問題,我們要懂回答。沒有平衡,你不能昇進,若你不能昇進,成為人類又有甚麽用呢?
例如,神是一切,卻沒有人意識到。但在人類的層次,你意識到︰意思是一切都存在,一切都在這裡,只是你仍未意識到。就如這裡有一塊石頭,它也是神,沒有人意識到它。就如這個地方完全黑暗,而我們全是瞎子,在這種情況下,你甚麽也看不到,感覺不到,也體驗不到。實際上,有人認為黑暗是真理,無明是真理。當太陽升起,陽光射進來,你只要張開眼睛,便看到一切,你開始變得有意識。所以在人類的層次,你的知覺是在最高點。
這個意識要變成靈的意識。這已經發生在你身上,你已能感覺靈。但你仍未平衡,你的母親把你拉出來,令你成為這樣,但你內在仍不平衡。你只要輕微偏向左邊,便會被摧毀;即使偏向右邊,也會被摧毀。所以你要嘗試用我告訴你的方法,我會解釋這些方法。首先你要簡樸禁慾,只要把自己與自己分隔,把自己分隔為靈,再看看自己的自我和超我。現在你開始靜觀,靜觀自我和超我。不要保育它們,它們都是毀滅的力量。
當你如旁觀者般觀看整齣毀滅力量的戲劇,你便會知道怎能更好的保育自己。當你禁慾,分隔自己便更容易。這些元素對你最差勁的影響是你養成習慣,令你有各種苦惱困擾。有些人喜歡沐浴,有些人不喜歡沐浴,有些人喜歡早起,在早上四時唱歌,吵醒所有人;有些人睡至十時,有些人喜歡淺色的衣服,有些人喜歡鮮艷的衣服。若你是英國人,你想一切都是英式的,可怕無味的食物!若你是法國人,你想喝酒,喝一點點;若你是意大利人,要求碳水化合物,太過了;若你是西班牙人,便要求過多的脂肪;若你是印度人,則要求太多的香料。所以要改變這些習慣,你要放棄你喜歡的極端。若你說︰「我喜歡清淡的食物。」—清淡的食物—那麽你便應說︰「我要吃很多辣椒。」若你說︰「我喜歡淡色。」那麽你便要穿鮮艷的顏色。首先,從一個極端到另一個極端。我曾經看到人們,當他們從一個極端到另一個極端,他們貼附著這個極端。因此我們要在中央,不要偏向極端。
一個avadhuta的人,他是個偉大的導師,從不受任何苦惱所困擾,他不會被「我喜歡這個」這種想法控制。他在蒼翠繁戊的綠色植物中看到美麗,也能在秃樹中看到美麗。現在的西方,苦行禁慾的趨向潮流以很有趣的方式開展。就如你梳頭,你便是不好;若你身體沒有體味,你便是不好;若你不像一頭豬,你便是不好。各式各樣有趣可笑的想法爬進你的腦袋,他們在走向另一個極端。
我們要從大自然學習,大自然把自己裝扮好來迎接春天。當冬天來臨,它完全脫去外衣,我說的是所有葉子都掉入大地之母,因為太陽要照射到大地之母,它不會貼附依戀任何事物。很驚嘆,大自然比我們更原始,儘管我們本應毫無執著,因為我們是屬靈的。但這個想法也是來自思維,那是最差勁的執著。這個很滑稽有趣的想法,令我發笑,也是我見過最大的笑話,就是人們貼附著思維的概念想法。就像你相信你所想的會發生在你身上。例如,一個很多思緒的人想去野餐,他在腦海中會想拿這個拿那個,甚至開一個檔案寫下︰「我要帶這個,帶那個。」當他真的去野餐,他發現自己身處困境,因為他甚麽也沒有帶,全都寫在檔案裡。
你的母親很懂說話,她說給你聽,但她的話不應成為你思維的執著。就像︰「是,母親是這樣說的。」每個人都很熱烈的討論,是這樣的。它不是你存有的一部分,現在卻普遍的成為你的執著依戀,所有人知道一切,卻一無所有。真的要責難這種思維的執著依戀。要成為的是要去看,去體驗,去看,它是種體驗。就像若我要來這個地方,我一定親身來看,若我只是思維上想及它,思維的概念,思維的圖畫,那就不好。我可以…這不是我的,不是真實的。所以當你意識到,真正發生的是你親自看到它,所以讓我們看看,你要從對它的思維概念抽身而出。你不知道,因為你知道的只是思維上的它,這應是你存有的一部分。
現在該怎麽辦?有人會說︰「我們只要為此繼續禁慾苦行。」這樣會變成另一種著迷著魔。有人會說︰「好吧,母親說我們要享受,所以我們只去享受。」怎樣達至平衡是個大問題,這不應是對有生命能量感知的人而言。這樣你也會著迷。我曾經見過有人說話的方式,彷彿他們都是了不起的霎哈嘉瑜伽士,事實是他們沒有生命能量,卻說他們取得生命能量,這是騙人的。
我們要想我們必須成長,看更多更多,去認識它。若你接著問法國人︰「你好嗎?」在這種影響下,他們會這樣說︰「這表示他們常常處於不平衡。」你問英國人,他會說︰「不知道。」或說︰「我知道」,他們的回應不會是兩者之間。我們要明白,我們手中拿著光,這光不應抖動,我們要緊緊拿著光,要專注的保持維持光,再告訴自己,我們要去看,不只是思維上的理解,而是實在的意識到,因為你是完全的,你是整體的一部分,你是。但有一事,你還未看到它,你已經思維上接受了它,你還未變成它,因為思維的投射來自思緒,即是說你仍停留在思緒的層次,你要變得無思無慮。若你仍然活在思緒中,那麽你仍是在額輪之下,所以首先一切思緒都要停止,還要說︰「好吧,讓我們現在看吧。」
你從臍輪來到額輪,接著來到毀滅的第三個問題,就是感情,感情是很精微的。就像有些人,霎哈嘉瑜伽士坐下拿著結他開始唱歌,彷彿他們是相思鳥,你明白!(這是甚麽?這是甚麽?來吧,來,來,來,來,來,來,有甚麽發生了?為甚麽,你為甚麽哭?來我這裡,來這裡,好吧,把她帶走,她受感染。)最纖弱的要算是情感,情感是集體的偽裝。例如,當霎哈嘉瑜伽士會面,他們會互相擁抱,互相親吻,互相非常友善友好,再坐下像嬉皮士般唱歌,手拿結他,在愛的旋律中搖擺。實際上,這是喉輪在集體的層面,當然,這是很難擺脫的,因為它給你很舒服的感覺。人們對情感有混淆,他們以為這是喜樂。喜樂只能透過完全的不執著依戀才能到達,這種不執著依戀是沒有自我和超我的。
現在,人類要面對的問題是他們假定自己是導師,他們開始談論霎哈嘉瑜伽,說及霎哈嘉瑜伽,以為自己已經變成錫呂‧克里希納。他們的自我甚至比不知道霎哈嘉瑜伽的人更大,他們開始以極大的自我說話,連我也害怕他們。我有時會想,他們對霎哈嘉瑜伽有多認識?卻那麽斷言霎哈嘉瑜伽,這是很令人懼怕的。這種情況也可以說是他們感到禮儀並不妥當,這必定有恰當的禮儀,所以我們要看顧禮儀,我們是禮儀的守護者,所有這些事情都在這裡。情緒化的人看到別人的自我,而自大的人則看到別人的情緒。這個人批評那個人,他們卻看不到自己正在跌進極端的陷阱。除非你不執著依戀,你是看不到這些。
我不會說我的確犯了錯,可是這真的是錯的。在霎哈嘉瑜伽的頭三年,我從不談亡靈(bhoot),我以為我有能力不談亡靈也能應付。但有一個被亡靈附著的女士來霎哈嘉瑜伽,她嘗試各式各樣巫術的把戲,我因此才要向他們提及亡靈。現在每一個霎哈嘉瑜伽士都是一大堆亡靈!你問任何霎哈嘉瑜伽士︰「為甚麽要這樣做?」「必定是亡靈做的。」若你問︰「你為甚麽會做這種事?」他們便會說︰「我不知道,是亡靈做的。」在這裡的,不是他們,而是亡靈。即使身為導師,我也不懂怎樣應付,因為若這裡的是我的門徒,我可以告訴他們,但若這裡是亡靈,我該告訴誰?我只能與霎哈嘉瑜伽士交談,而不是亡靈,他們不會聽我的話。到現在為止,這是霎哈嘉瑜伽士找到最大的藉口,也是最差勁的,過往從不會這樣。所以有時我感到我介紹「亡靈」這字句是個錯誤。他們為自己找藉口說︰「母親,這是一些負面能量。」
除非你內在擁有某些負面的力量,不然你又怎會負面?若你不依戀執著,就如石頭,不能容納盛載任何負面的水,你不會變得更負面,只會變得更像導師。現在,當我說你不應負面—-就如在這種情況下,你不應是個亡靈,你應是你自己—他們便感到內疚。各式各樣反導師的把戲在運作,我是你的導師,對自己玩這些把戲是違反你的導師。現在你會向我玩這些把戲,有甚麽用呢?你必須取得某些益處,若你玩這些把戲反對我,你便是反對你自己。你要更有警覺性,不要被摧毀。除此之外,你還要拯救別人。若你不接受這是你的特權,你的命運,你是被挑選作為神的工作的媒介,你又怎能做到?有時,我感到所有亡靈都來找我給他們自覺,我現在要變成亡靈!”bhoot”的意思也是”bhootnath”,這是商揭羅大師、濕婆神的名號,因為祂常常責備亡靈。你要活在當下而不是”bhoot”—“bhoot”解作過去。
你要知道甚麽?你變成,你是在「現在」,你只是開始變成,進化,興旺。嘗試活在當下,不要逃避現在,面對它。既不要感到內疚亦不要責備亡靈,兩者都會把你帶離「現在」。現在,只要看著整個大自然,整個上天力量,你熱烈渴望多年的欲望,一切都在支持你。時候到了,你就在這裡,我們該怎辦?只要處於中央,在軸心,把自己保持在軸心,你只是看著周圍在轉動,你不介意。當你看到自己行為不當,懲罰自己,你懲罰自己比上天懲罰你好得多,因為上天的懲罰會是很嚴厲。但不要感到內疚,因為你沒有犯任何錯,犯錯的是亡靈。
我們要意識到,我們既然是導師,便不可能是亡靈,我們也要改變外表,變成好導師。例如,我們要學習好的言行舉止。這些言行成為你的品質。有時,人們很喜歡食物,我常常告訴他們要斷食,無論你喜歡甚麽,都要嘗試放棄,嘗試克服你的執著依戀、你的習慣這些弊病缺點。一旦你建立鞏固你的導師原則(Guru Tattwa),你便會被接受為導師。你再不需要說你是導師,人們便知道你是。我們也不用在額頭上寫著你是導師,人們便知道有位導師活著,你能看到神聖活著,你能看到尊貴活著,榮耀在冒起。
你要從內在作出改變,那麽內在開悟的光便會顯現在外。但這不應是思維的想法或情緒的想法,而是一件事件,變成,意識到。你要去體驗,透過你親身去體驗。即使是我做的,但某方面我不能到達你,因為你是亡靈,我從另一面到達你。若某人說他是亡靈,我看到他受一點苦,面對它,面對他內在的亡靈。例如有人,我告訴某人︰「這樣做吧。」他卻完全忘記了,他說是亡靈做的,接著他失去錢包,我便說︰「必定是亡靈拿走你的錢包。」
我以自己作實驗,我先看自己該怎樣接近你,若不行,我嘗試採用我內在的其他方法,因為我們正處於很微妙的時刻。若按照「利未記」中的shariat行事,所有亡靈都不會在這裡,或許連一個霎哈嘉瑜伽士也沒法剩下。這種思維的投射是很普遍,所以要令人不執著依戀是很困難的,我向你玩唯一的把戲就是我親身體驗你。同樣,你也要向自己玩把戲,把自己放在實驗箱裡。
今天是導師崇拜的日子,是你要崇拜導師的日子。你真的非常幸運,有母親作為你的導師。我的母親和導師都是大地之母,她教導我怎樣處理人類,她也是每當我面對困難時幫助我糾正我純潔知識(nirmala vidya)的方法。她對我既是位仁慈的母親亦是位仁慈的導師,她擁有那麽令人平靜的品格個性。這些,所有這些青綠,雖然就如他們所說,是太陽賜予她的,只為撫慰我們。她穿上青綠,綠色是導師原則,她的個性毫不執著,她就是磁石,富吸引力。當人踏在她之上,她照顧他們,她從swayambus(天然聖石)創造自身(self),自身—我們該對swayambhu說些甚麽?呀,對,自我顯現的石頭,看,她的吸引力,她的關注是那麽了不起,沒有她,我們只能浮游在空氣中。她把我們帶到實質,就如他們所說,帶到實相中。若我想,我可以只是靈,不用理會任何人。她背負我們的罪,常常照顧我們,滋潤我們,雖然我們有很多缺點,這同樣是導師該做的。她極之能寛恕人,也能爆發如地震,有時熱的鈣和鉀會從她而來,為著醫治你,她製造硫磺。若英國的泥土變得有能量,這些泥土便能用作藥物。在印度,人們用黏土來做藥物,用作各種治療。我們能從大地之母理解導師原則,所以讓我們觸摸大地之母,向她鞠躬致敬。
願神祝福你們。
她是精微!
在 Kundalini Shastra(描述靈量的聖典)中,大地之母是靈量,根輪是…根輪是大地之母。因此靈量對我們是最重要的。我們不用擔心在「利未記」所說的:「不可偷竊,不可說謊。」我們只要專注保持靈量升起。導師必須是完全務實,他必須既有常識又完全務實,不可不切實際。不切實際的人不能當導師。但以一般人的理解,務實的人是狡猾的,他們懂得怎樣偏離正軌— 但是這樣才是最不切實際。導師不應做一些荒謬,出人意表,古怪奇異的事情。常識足以引導指引導師如何應付處理人,常識絕不狡猾,靈是常識的源頭。
導師的表達方式是非常非常似是而非的—似是而非。例如︰導師可以十分務實,就如他要為自己建房子,建一所房子、靈舍或類似的東西—他會是非常務實,會以很經濟,出人意表的方式把房子建好;人們會驚訝他怎能如此踏實地做到。如果靈舍是要捐贈給人,他亦毫不執着,馬上就捐贈出去。就購物而言— 例如購買一盞燈,導師會很務實,他能購得最好,最便宜也最漂亮的燈。他對此十分認真。但一說到送贈,他會是更認真;當他送贈物品,會以同樣認真的態度。他會找出所有最務實捐贈和送贈的方法。因此,他是為了送贈而購買,購買是為了送贈,這就是為何他是最務實的。
你也知道我們不能帶走甚麽,只有導師能帶走一些東西,無人能這樣。只有導師擁有門徒,一世接一世的門徒,歷世讚頌他的門徒。沒有任何關係能如此恆久。這種關係歷世不斷重覆︰像波浪降下再消失;你所做的任何事情,都會像波浪一樣消失,除了從導師所取得的知識,它甚至高於上天的原則,因為它能解釋。上天的原則是不能解釋 —是導師才會解釋它。他並非彰顯它,而是解釋它,讓它能成就。所以他掌握上天的力量。某程度上,上天的力量是指導師。就如每一個字都有它的意思,字—很抱歉,字有它的意思,字是為意思服務。導師原則卻是上天為導師服務。一切都任由你處置,一切都任由你處置。當你是導師,你的輪穴全都任由你處置,整個宇宙也任由你處置,因為你是導師。就像節目的導演—舞台監督,燈光師,音響師, 每一個人都為導演服務,因為他在訓練演員。
導師原則是要不受挑戰,它要有無人能挑戰的能耐,要有幹練的人格,以致無人能挑戰這位導師,這樣事情才能成就到。因此,你們要努力做到完全不受指責挑戰。你們特別幸運能靜觀自己,糾正自己,從前沒有人能這樣做 – 你是自己的導師。這種境況過往從未,從未發生。你是自己的導師 – 讓我成為你們的母親。那對我會是最好的。
今天對你而言,其一是你要決定你要成為那個層次的導師。其二,你要承諾會建立導師原則。其三,你要承諾你會建立別人的導師原則。其四,你要知道有一種意料不到的障礙 ,你的導師是一位母親,作為導師,她是太慈祥,太溫和,極之寛容。所以,你最好對自己嚴格一點,好好照顧自己。
願神祝福你們,好使你們能成為自己的導師。
在每一個導師的日子,我都有一個問題—葛雷瓜,你可以翻譯,還有一點點,如果你不介意—在每一個崇拜導師的日子,我想我應只是當導師,至少這天我不當母親。但每次當我嘗試這樣,我都違反自己的意願! 去年在印度,我告訴他們︰「這次我只是個導師,你只給我披肩,我不要紗麗,不像母親。」我對他們很嚴厲,我說: 「無論如何我也不會要紗麗, 無論你們做些甚麽。」
他們因此很不樂意,因為他們為我買了一件紗麗,他們說:「我們也為你縫了短上衣和襯裙,母親,你一定要接受。你也是我們的母親。」
因此我說: 「我要像導師一般嚴厲,今天沒有甚麽可以說服我。」因為若你再次成為母親,整件事又會再次變得輕柔 !
[瑜伽士: 母親, 我不能翻譯那些話!]
你最好告訴他們!我去開水龍頭 – 因為在印度我們不相信洗手盆,你要明白,清洗我的雙手。一如以往,印度的水龍頭不靈光,把我完全濺濕。我出來說: 「請給我穿上那件紗麗吧!」
今天我決定成為真正的導師,很嚴格的導師。接著華倫來說:「母親,有人買了一件紗麗,這樣那樣。」他拿出很多理據。魯斯特姆和華倫嘗試為我設想。接著他們用了最重要的理據以機智勝過我。首先他們說:「這件紗麗很漂亮。」這樣那樣 – 我不為所動。然後他們說: 「能量太好了,即使還未打開那件紗麗,已能感到能量了。」因此我的功夫又白費了。
這是上天甜美的戲法,被稱為madhurya。“Madhurya”即是甜蜜,甜蜜,與喜樂捉迷藏的人生,我已經接受了。因此我們先做母親的崇拜。
1:25:35
[印地語]
1:26:30
格湼沙崇拜。今天先是格湼沙,然後是哥維(Gauri)崇拜。 因為是導師崇拜, […]

頂輪崇拜:打開本初的頂輪 Ashram in Le Raincy, Le Raincy (France)

頂輪崇拜:打開本初的頂輪
島大區靜室(法國),1982年5月5日
今天,對於我們所有人,對於這些求道者來說是一個偉大的日子,神的最後一個工作,在偉大的原初存在體中打開這最後一個能量中心,在1970年5月5日得以成就。這是在宇宙中所發生過的靈性事件中最偉大的。它被成就出來,以非常小心謹慎和不斷調整的方式。
這些事情如何在天堂實現出來,並不在人類有限的理解力之內。這是你們的福報,而且是神的愛實現了這令人驚歎的奇跡。
沒有這個事件的發生就不可能給予人類大規模的自覺。一個人可能在這裡或那裡,給予一兩個人自覺,但是要給予這樣大規模的覺醒是不可能的。
它發生得如此出乎意料,如此宏偉壯觀,我震驚于這宏偉壯麗,並進入了完全的寧靜。我看到原初的昆達裡尼(靈量),像巨大的火爐般升起,這火爐非常沉靜但 它呈現燃燒著的外形:就像你加熱金屬,它呈現各種顏色,同樣的,靈量顯現為如同火爐般的巨大的通道,你知道就像那些燃燒煤的發電廠般,靈量像在望遠鏡看到那樣地伸展,一個接一個地出來, 嗖!嗖!嗖 !就像這樣。神祇們到來,坐在各自的寶座上,金色的寶座,然後他們抬起整體的頭,這時如同一個大圓屋頂。被打開,然後這暴雨將我完全澆濕,我開始看著這一切,完全沉浸于喜樂當中,就像一個藝術家看著自己的作品,我感到極大成就的喜樂。
經歷了這美麗的體驗後,我看到周遭人類是如此盲目,我完全的靜默了。我願望,我要往杯子裡注滿蜜液,但我看見的卻都是石頭。
頂輪是你們最美麗的部分。它是一朵大蓮花,有著一千瓣不同顏色的花瓣,狀如熊熊火焰。這被許多人看到過,但看到它潑灑驟雨,就像這些火焰變成一個噴泉,一個五彩繽紛、香氣彌漫的噴泉。你會想到一朵流光溢彩、芬芳馥鬱的鮮花嗎?
人們對頂輪的描述是有限的,因為無論他們看到什麼,都是從外部來看頂輪,他們不可能從內部去看。即使你可以達到頂輪之內,如果頂輪沒有完全打開,你也無法看到它的美麗;因為當它整體是關閉的時候,你只能通過一絲縫隙來穿過它。但只要去想像一個巨大的千瓣蓮花,你端坐在花冕裡,凝望所有那些花瓣,它們色彩繽紛、芳香四溢,舞動著喜樂的韻律。
要保持在那個位置,那是理想的位置。在寧靜之後,你心中會充滿極大的慈悲和愛,你會把注意力投向那些還不知道的人們,然後你會將注意力投放在千萬人的頂輪,然後你開始看到頂輪存在的問題。即使你希望打開頂輪,這也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因為從神到人的通道,必須要通過人類去建立。你可能有這個力量,但這通道必須通過人類來實現。
我一生還沒有遇到多少自覺的靈。如何給予人們自覺?如何實現?於是我開始尋找,我遇到了一位70歲的老太太,她為一些很粗糙的事情煩躁不安;她來看我的時候,她感到很平靜,她的頂輪已是消耗殆盡,和我在一起,她還是會想及其它,而非靈性。她的頭腦像被烏雲和黑暗遮蔽,一次又一次,我不得不啟發它,但她沒有得到她的自覺。
剛開始大多數過來的人,是為了讓我為他們治療。我從小就有這能力。以前,我也可以給予少數人自覺,但他們必須非常真誠渴求––aartha。我沒有遇到那樣質素的人,因為我不是住在叢林,我像一個普通人一樣,和其他普通人生活在一起,他們沒有那種強烈渴望––aartha,我必須在他們中工作。
該如何和他們談論那真實存在的世界和他們所過著的生活的虛幻?有位女士,她是第一位得到自覺的人,她來看我,因為她覺得自己有著求道的思想,她得到了自覺。這還不是最開心的一天,因為她是那些單獨獲得自覺的人之一。在這偉大的事件之後,很多人將可以集體得到自覺。1970年在Bordi,我們有一個講座,在那裡,第一位男士在那天晚上得到了自覺。第二天早上有些負性力量在運作,他們開始談論起個人喜好。我看到在氛圍中能量變得不對
晚上,我採取了非常強硬、堅定的態度。我很憤怒,之前我從未如此發怒過,我訓斥了他們所有人。令人驚訝的是,他們中的十二個人得到了自覺,那是最偉大的時刻。然後很多人,一個接一個地獲得自覺,他們中的三位在回程的列車上獲得自覺,突然間他們感受到生命能量。從而大規模的進化開始了。
頂輪是你的意識。當它被啟發,你進入到神的技能。有兩種技能,神的技能,和你們所用的技能。
你無法像神一樣行事,但你可以運用和踐行神的大能。例如,神照顧宇宙的萬有萬物,每個至小微粒都由神所掌控。當你的頂輪打開,當你的靈量觸碰到囟門,一種觸發的力量就在你的頂輪準備好,一旦在頭頂的囟門打開,聖靈的恩典會啟動這觸發的力量,同時你的經脈得到啟發;不是所有的經脈,但是很多的經脈會被啟發,也不是以完全的寬度,但是相當多的邊緣系統部位(受到啟發)。你們就這樣得到了啟發覺醒。
這麼多事情發生,是因為在頂輪有你們七個能量中心的位置,藉著光你看到他們的相應位置。我的意思是你們看不到,但它作用於你們的意識。你們的意識感覺到內在的整合。那和"心"分離的理性,變得與心合而為一。和你的注意力合而為一,無論你的注意力去到哪裡,你的行為都賦以集體性。所有你注意力所在的活動都受到祝福。你的注意力本身就起作用。
你的注意力是非常重要的,你的願望更加重要。因為它們得到整合,你的願望和你的注意力成為一體。無論是任何有益於靈性的你的願望,你的注意力都會去到那裡,並散發靈性的力量。優先順序會迅速改變。那些原始的還沒有進化的人,可能感覺不到正在發生的事情,但是那些思維取向的人,他們會放注意力嘗試去試驗,他們首先要看看如何提升靈量。他們想去看那是合乎邏輯的。
一個平衡的人不會有任何的問題,在我們中間有些這樣的人。他們只是成為(成就),沒有任何疑問。他們只是安定下來。他們是純真的,有智識的,最重要的是他們是靈性的。無論是什麼品質上的瑕疵,都會通過你們的頂輪得以糾正。
首先,你們必須降伏你們的自我,因為如果有自我在那,就會壓迫頂輪。 同樣超我也要被降伏,因為超我也會壓迫頂輪,並引起頭疼。所以要保持頂輪在健康的狀態,一個人需要理解到他的優先順序必須改變。有些人需要多些時間,因此他們需要更加努力,有很多書,如果你們去閱讀,它們會建議反神的行為,得到啟發的頂輪不喜歡這些,它會重新閉合。那就像是一種毒藥,它不喜歡任何有毒的思想進到大腦。如果你們服食了這毒藥,頂輪就會再次閉合。
同樣的,那些脾氣很暴躁的人,非常暴躁的人,和所有其他有自我問題的人,如果他們嘗試給予頂輪壓力,同樣頂輪會閉合。那些帶有來自假導師,和錯誤書籍的制約的人,也可能他們來自錯誤的父母,來自錯誤的國家,來自一種錯誤的生活方式,同樣他們也不允許頂輪以健康的方式來成長。
只有頂輪需要發展,靈不需要。頂輪越敏感,就能越多的接收到靈體的靈性特質。實際上,平安是在頂輪感受到。喜樂也是在頂輪感受到,因為那是大腦,而大腦是神經系統、中樞神經系統或意識本身的體現。僅僅打開頂輪,這工作還沒有完成。我們還必須有更多更多的管道,他們會以他們不同的力量作用為經脈,而且他們會以一種恰當系統的方式去成就。但是那些得到自覺,還沉溺於荒謬習慣的人們,會阻礙這些經脈的流通,而且他們實在是對宇宙大我非常有害。這樣的人,實在應該離開和放過霎哈嘉瑜伽。或這樣的人應該被要求離開,我們要小心和他們的關係,這些是違反神的偉大工作的人。
那些想發展頂輪的人應該知道,他不應該有不好的同伴,而應該總是與其他霎哈嘉瑜伽士為伴。他不應該有他自己的假日,和自己的時間,大部分的時間,他應該與霎哈嘉瑜伽士相伴度過。
頂輪之後,當你高於頂輪,你能看到所有這些經脈必須保持在一起的重要性,而且所有的能量中心和所有的神祇必須被喚醒和整合一起。這個甚至能通過意識的努力實現,通過觀察你自己,觀察你的思維,你開始看到你的自我和超我。你將能看到你怎樣欺騙自己和如何對自己不誠實,你是怎樣說服自己,認為你很好,你是怎樣享受自我之旅。
霎哈嘉瑜伽是給那些屬靈的人們,因此所有其他的事情都必須放下。所有錯誤的認同都必須放棄。一個人可以通過意識上的努力,正如我所說,你可以真正糾正自己,因為得到自覺以後無論你願望什麼,都會成為上天願望的一部分。所以,一個人必須記住的是通過意識上的努力我們可以發現自己和看清自己是否真正對它誠實。
如果你是一個誠實的人會發現集體性是唯一能擴展你頂輪的方式。因此,你需要容忍,需要智慧,需要像一個先知那樣,而你就是,你的談吐應像一個先知。實際上你必須教育自己。一個先知怎樣說話?這不是虛偽或演戲,因為現在你們是覺醒的。當你沒有覺醒的時候,無論你想怎樣表現這些,都是虛假。
頂輪是控制、引導、進化的力量,所以,要讓頂輪完全地準備好去成長和擴展,一個人必須留心他自己的成長。不要為你的錯誤行為辯解,如果你開始辯解,你就開始思考它。我們沒有時間去想自己。我們必須想到其他人,因為其他人也在你的大腦中,當你開始想到其他人,與他們談論他們的重生,你的頂輪必定會打開得更多和會更加精微。敏感度也會提升,深度也會達到。它就像是一棵樹,當它生長,它的根會茁壯伸展。
所以你要走出自己的殼,去發展你的羽翼。所有你思維的細小瑣事必須被放棄。你必須生活得像一個具有偉大人格的人物,一個會給予千萬人以支持、指引、幫助和覺醒的人。
如果在法國的這個頂輪日,可以在這個國家建立起一種嶄新的動力,我肯定人們會意識到。它會在人們的腦海迴響,他們的無意識會將它融入到他們的內在存有,然後他們會宛如醍醐灌頂。現在,新的突破會發生,人們會開始順理成章地走向真理。他們會得出正確的結論,並放棄所有的無用和荒謬。
頂輪是靈的寶座,君王越大,寶座也越大。你對待你的靈體的方式,表現在你的頂輪。因為七個輪穴都在頂輪上,籍著這七個輪穴,你成為一切的主人。因此你能獲得自覺,你能給予自覺,然後你成為一個精微的存在體。通過你的意識的努力,你們可以進入其他人的存在體,提升他們的靈量並改正他們。受到啟發的頂輪也給予你,一個嶄新視角去看整個中脈和在周圍發生的所有精微事件。當你升進得越來越高,你能看到生命能量以光的形式圍繞著你。
你可能對很多事情都沒有興趣,但會驚訝於自己怎麼變得可以精通每件事物。好像你的頭腦可以實現你所有的願望,這是克裡希納所承諾過的,祂實際上是宇宙大我。所以你成為你大腦的主人,因為事實上,靈是大腦的主人。
你可以更多的將靈體放進你的注意力,頂輪就會打開得更多。她的光在擴大,而你就成為一個更有力量的霎哈嘉瑜伽士。這是最偉大的事情,讓全能的神說:“看,這一切發生了”因此祂會暫時推遲他的怒氣和憤怒,因此祂能原諒人類的過錯、他們的頑固和幼稚的惡作劇。
頂輪只有一個口訣,那就是“NIRMALA”意思是人們要保持它的潔淨,純潔和無瑕。那就是你們的工作,只要嘗試保持它的純潔和潔淨。這將必定標誌著下一步會有更多的人們,加速的跳躍進入一個嶄新的維度。
非常高興今天能在巴黎,因此整個世界的注意力應該在巴黎,在法國這個國家曾被所有的神祇詛咒和忽視,因為人類真的錯得太多。
且讓所有的神祇都能在這個國度安頓下來,因為這裡是注意力,無論我們給出怎樣的注意力,都是通過頂輪報告給我們。所以,願法國的頂輪能打開,而且法國的注意力應該被引導朝向靈性和永恆的生命。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國家,因此我決定在這裡慶祝頂輪日。法國霎哈嘉瑜伽士的責任非常大,他們必須改變他們的方式和方法。他們應是非常溫和、文雅和健康的人們,但是同時,應是非常強大的霎哈嘉瑜伽士,因此,當別人看到他們,會看到他們與眾不同的優異。
在頂輪日之前,我們已有如此成功的一個環節我感到非常高興。願神祝福你們。
現在我祝福所有其他的中心,他們一直祈禱或正在祈禱:以給予他們高度發展的頂輪。得到啟發的頂輪,使他們可以脫離他們那小殼,讓他們的頂輪可以極為擴展,直至他們可以與整體大有完全融合為一。
願神祝福你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