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大我崇拜 Lake Road Ashram, Melbourne (Australia)

宇宙大我崇拜

澳洲墨爾本1991年4月10日

因為位處偏遠,也因為墨爾本沒有集體靜室,我發覺哪裡的集體還未編織妥當,所以我認為我們今天最好敬拜宇宙大我(Virat)。你可以說宇宙大我是原初的父親,或他是在我們腦海裡,集體層面的代理。當靈量升起,最終穿過腦囟骨區,在進入腦囟之前,她進入頂輪。有千條神經圍繞著頂輪,醫學上的術語稱它為邊緣地區。千條神經全都與喉輪重要的十六條神經連上,因此他們說錫呂‧克裡希納擁有一萬六千個妻子,就是祂以祂的妻子為祂的全部力量,而我則以我的孩子為我的全部力量。

當我們在升進中,在入靜(dhyana)中成長,我們必須進入頂輪。若頂輪沒有打開,我們便不能大規模的得到自覺。它是怎樣連上,集體與今天的霎哈嘉瑜伽大有聯繫。在此之前,它只到達額輪。當它到達頂輪,便開悟了所有神經。所有神經看來像寧靜的,漂亮的以彩紅七色(紅燈黃綠青藍紫)來著色的火焰。它的外貎是那麼令人舒服,那麼漂亮,人類在世界任何角落都沒法找到比它更好看可觀的境象。

當頂輪被打開,你也知道我們現在有一個崇拜在羅馬,在之前它要到集體,即是我要放注意力在集體,我要去看看人們,他們的各種問題,他們遭受的各種組合和排列的苦惱困擾。他們全都被帶到七個主要的音符,我們可以這樣說,他們也分裂成二十一,一個在左,一個在右,一個在中央。所以我們總共有二十一個基本的問題,內在要解決的根本問題。在霎哈嘉瑜伽初期,我嘗試只醫治人們肉身的毛病,思維的毛病,他們的家庭問題,財政問題,各式各樣的問題都已在霎哈嘉瑜伽獲得解決,我們有一些很…之間有很大的災難。你也知道,當他們到達額輪,他們開始以某種權力,不是神的權力來接管整個氛圍。結果,很多人只到達額輪便離開。來到頂輪的人要明白,集體是你升進的基礎。若你不集體合群,不來集體靜室,不與大家見面,你就像被剪下的指甲,上天不會再管你,你離開了樹,像花朵離開了樹,可能還能存活一會兒,毋庸置疑,但一段時間過後,它們便會凋謝,完蛋了。所以最重要是我們要明白,若集體不能在霎哈嘉瑜伽建立鞏固,霎哈嘉瑜伽便會逐漸消失。

我現在要到美國,那裡的集體真的要有最好的質素,但它卻仍未有。美國的集體有很多問題,但我仍要說,他們意識到必須非常集體合群。問題出在—雖然只有很少霎哈嘉瑜伽士,他們卻明白要肩負什麼責任,他們都很辛勤的工作,傳揚霎哈嘉瑜伽。你看「涼風」(Cool
Breeze)(編按︰霎哈嘉瑜伽正式的雜誌)就是他們出版的。以這麼小數量的瑜伽士,在美國卻有很多活動。他們怎能處理應付這麼多事情是很令人驚訝,他們很出色的處理所有事情,因為他們感到連在一起,他們各自身處很遠的地方,從檀香山到紐約是這樣遠的距離,卻能互相體諒,充滿愛,很有責任感。因為他們人數很少,所以感到極之需要絕對集體合群,沒有聯群結黨的問題。即使有人犯錯,除了向我說之外,從不向別人提起,也從不互相討論大家,從不說大家壞話,也從不分派結黨。

所以現在,讓我們看看我們怎樣錯過集體。這是很務實實際的理解。首先我們要知道,沒有集體,我們不能生存。就如身體要與腦袋連上,同樣,沒有集體,霎哈嘉瑜伽是不能生存。一旦你明白這一點,你便要把它成就,把集體完全建立好,內內外外。你要建立鞏固好內在多於外在。不管你內在有什麼,都會彰顯在外。我們該怎樣把內在建立好?

首先,我們要明白,我們是親人。格涅殊哇(Gyaneshwari) 說︰“Techi Soyarik hoti.”(他們會是你的親人)。第一件事是我們要內省,透過內省,我們腦海裡在想著什麼違反集體的事情?我們的腦袋是怎樣運作?我不知道人類的腦袋對另一個人最先想著的是什麼。首先他們是你真正的親人,其他人不是你的親人。這些孩子是你的孩子,這些男士是你的兄弟,這些女士是你的姊妹。我們是一個大家庭,是身體的一部分,這只手不能打另一隻手,感謝天,它不會思考,不然以人類而言,它們或許想與另一隻手爭吵,它們沒有,因為它們與同一個腦袋的活動連上。我們首先要明白,不要想看另一個人的缺點,而是要看他的優點,這才真的最能幫助你。就像在印度,你要明白,我也不知道,這裡或許也一樣,若你,若…若他們認識你,若…他們馬上找出有什麼事可以要這個人做?若某人是部長的兄弟,他們會馬上找部長的兄弟,對吧。

「你能為我做這件事情嗎?」

有人便說︰「我是這樣那樣…。」人們馬上會想︰「噢,那又怎樣,這個人能為我們做什麼事?」同樣,你可以進一步用霎哈嘉瑜伽的語言,一旦你認識某個人,你不應想我能與他一起幹些什麼。我曾經看過,若某人有錢,人們便會撲向他,好吧,讓我們一起做生意,即使在霎哈嘉瑜伽也是這樣。若有任何類似的情況,他們馬上為自己的目的而利用這個人。相反,你要做的是當你認識任何人,你要想他有什麼優點,我怎樣能汲收他的優點?因為我們來這裡是讓自己靈性上豐盛富裕起來,所以你最先要想的是︰「我該做些什麼才能擁有這個人的優點?」

你要留心注意的是這個人的優點而不是他的缺點,因為缺點完全不會滋潤鼓勵你。若某人有缺點,你不用想,因為若你開始想,他們便得不到改善,這是別人的問題,最好是以敬愛和諒解,以愛心來看待人。他是我們的一份子,想又有什麼用呢?就如我擁有雙手,我不用想,因為我的設計就是這樣。若我要拿著這個東西,我自動會用我的手,不是用腳,我知道我的手自會來做。當我要走路,我不會用手來走路,因為我知道我的腳是用來走路。同樣,你要知道那個霎哈嘉瑜伽士會幫助支持你,你的頭腦馬上變得清晰。就像現在,我看到有個紐西蘭的男孩快要死了,當他回來,我發覺人們對他不親切,這不是應有的態度,這是你能實踐練習慈悲最佳的機會。我們談慈悲,慈悲,當這個男孩病了,讓我們看看自己怎樣實踐慈悲。相反,每個人對他都很苛刻,他們對他評頭品足,做著這種事情。我們要有慈悲,母親說我們要有慈悲,好吧,現在慈悲哪裡去了?在牆壁上?我們在哪裡運用我們的慈悲?我們在哪裡運用我們的慈悲?

霎哈嘉瑜伽是要實踐的,不是說你每時每刻都坐在我的相片前面,不是這個意思。意思是你實踐慈悲,你要實踐,接著你要實踐愛。你怎樣實踐愛人?若你愛人,你會做些什麼?你嘗試取悅這個人,細微瑣事也能令人快樂。我知道你們都很想取悅我,你送我禮物,為我找對我好的事物,買漂亮的花朵送給我,用漂亮的事物來取悅我,我非常高興,我必須告訴你,但我更高興,更高興的是你明白集體,嘗試互相取悅。最能取悅我的人是他把注意人放在互相取悅上。一旦你決定取悅其他人,你的舌頭會變得不一樣,變得甜美得多。舌頭就像一把剪刀,變得漂亮如蜜糖,你雖然說話不多,但你像把蜜糖倒在別人身上,別人也真的很享受。所以現在要實踐愛,你在哪裡實踐?問你一個問題,你在哪裡實踐愛?我愛什麼?我們生活,愛我們的房子,愛我們的相片,我們的裝飾,愛一切,但我有否在我的妻子,或我的丈夫,或在其他霎哈嘉瑜伽士身上實踐這份愛?

在霎哈嘉瑜伽文化裡,我們要實踐慈悲和愛。其三,我們要實踐耐性。我知道一些孩子或許有點頑皮,一些沒有那麼頑皮,或許一些人很多話,有時他們真的令我頭痛,他們不停說話,不停說話,說話,說話,說太多話!有時我想這樣也好,我的口可以休息,這是另一個角度來看事情。另一個角度是他令你的腦袋關閉,讓他說話,讓他做他想做的事情,一旦他說完,感到疲倦,便不會再騷擾你,他也感到滿足有人聽他閒聊。所以要有耐性,要讓人看到你有耐性。就如昨天,我坐著,我想有三小時與各式各樣的人握手,各種問題,最後來的人,說︰「看到你的耐性,我也培養出耐性。」愛給你耐性,這份愛滋潤你,我告訴你,這絕對是務實的方法,在這裡,我沒有提你信任神,我只是說你信任自己,絕對是務實的,因為我們在談你的腦袋。

現在我們在說我們要原諒每個人,但我們卻沒有實踐原諒人。我們像瘋子般記著細微瑣碎的事情,我是說我曾經聽過,蛇有能力記著傷害過牠的人,在這裡,我發覺人類不比牠差,不管事情發生在十三年前,十五年前,他們全都記得,每一件事情,不管什麼傷害過他們,但他們卻記不起自己傷害過別人,記不起自己怎樣令別人難受。因為人類的腦袋有自我,它能不停的傷害別人,不會有任何感覺;而超我則不停的接受別人傷害,常常為此投訴。所以你要意識到是你在破壞集體

首先,我們這裡有可怕的領袖,這就是為何我們的集體這麼可憐不幸。現在我們有很認真,更好的人。墨爾本也一樣,我想找個比較年長的領袖給你們,因為我想葛(Greg)已經有太多責任,所以,我想找漢修(Henshaw)來當領袖(編者按︰John Henshaw是1992年至2000年墨爾本的領袖),我問過他,他已經同意。所以現在墨爾本有人會留在集體靜室,他是個已退休的男士,他會照顧你們,他會做一切能照顧墨爾本集體的事情。你要知道,透過領袖,我與你有一種聯繫,不是說你不能與我連上,就如有顆大頭針,你用大頭針刺我,我的手馬上會動,這是本能反應,但大部分的事情都是向腦袋報告。

同樣,所有事情都向腦袋報告,但從最初開始,若你採取批評領袖的態度,事情就變得很困難,對你和對你的領袖都很困難。你先不要批評,不要用腦袋去批評,西方已有太多的批評。我是說他們現在已有批評的技術。藝術因評論家而完蛋,藝術家都害怕展示他們的畫,害怕展示他們的作品,因為他們會受批評。現在留下的只有評論家,評論家,評論家,評論家也批評評論家,就這樣。沒有創作,什麼也沒有,所以嘗試欣賞每事每物。孩子在製作圖像,圖畫,他們有時把我的臉畫得很有趣,不單孩子,即使是成年人也是這樣,不要緊,我欣賞,那很好,很精彩,很美好,鼓勵這個人吧。

所以批評要從我們的腦海裡消失,要實踐欣賞,欣賞其他孩子,欣賞其他人是很重要的,這不代表你欣賞其他人而折磨你的妻子或折磨你的丈夫,這同樣是不平衡。首先要對家庭負責,你要欣賞其他人。這只能在你對其他人沒有妒忌才能做到。這種妒忌,我不知從何而來,我不知道妒忌的品質,為何有妒忌。若你有妒忌,你要用在正確的目的上。什麼是正確的目的,就是你應妒忌靈性比你高的人,你越實踐它,便變得越好。若妒忌是為著競爭,你便要與比你更慈悲,更有愛心,更願意犧牲,更有耐性的人競爭。這種競爭因此變成良性的競爭,集體亦得到滋潤。

現在要嘗試感受你是一種品格的一部分,要明白這一點,並實踐它。這會對你大有幫助。細小的事情,就如買一些小禮物給人,你看到某些東西︰「噢!這東西這個人會很喜歡。」我們已經決定男士不要送禮物給女士,女士也不要送禮物給男士,但若她是你的姊妹,結拜(rakhi)姊妹,你可以送禮物,而結拜姊妹也可以送禮物給兄弟,不然我們就不能這樣做。我們作出這個決定是因為我曾經見過這樣做出問題,這並不代表你憎恨女士或憎恨男士。但必須保持純真的距離。除非你能變得完全純真,否則還是保持距離比較好。這種純真要實踐,實踐純真就是你要發展對別人純真的感覺。在純真中,一切都會來,一切都以純真而來。若你是純真的,你馬上變成很好的霎哈嘉瑜伽士,但它有很多面向。就像前幾天,有個女孩為要拿到一些糖果而爭吵,他們在分發靈食(prasads)。所以我給她一個小盤子,我說︰「你來分發。」她馬上忘記自己想要什麼,她開始用她的小手甜美的分發靈食給每一個人,很甜美。所以這種實踐要從孩提時開始,你要告訴你的孩子︰「好吧,讓我們做這些事情,把這些分發給人,把紅粉點在他們的頭上。」他們或許做得不好,但不要緊,他們會學懂怎樣接觸人,怎樣與人交談,怎樣與人相處。

現在集體最差勁的敵人是富侵略性。有些人基本上是很有侵略性,他們談話的方式是極之富侵犯性,他們說話的方式也是很侵略性。或許因為某些原因,或許他們受很好的教育,或許他們來自富侵略性的家庭,或許他們有某種優越感或自卑感或不安全感,又或許他們被鬼附上。他們想控制人,顯示他們對人有很強烈的感覺—優越感。他們或許很低下,不需要這樣但他們卻仍是這樣,需要把這種狀況治好。在這裡,你要練習實踐的是謙虛,嘗試謙虛。

有一個這樣的笑話,一個男士走上樓梯而另一個則從上往下走,往上走的男士向另一個男士說︰「請讓開。」他說︰「我不會為蠢人讓開。」往上走的男士說︰「我會」接著他讓開。謙虛就是這樣起作用。你待人處事要謙虛,我是說英語表面上是很謙虛,就如你必須說「請」,必須說「謝謝」十次,請,請,請,謝謝,謝謝,謝謝,但卻不是出自真心。若有人沒有說「謝謝」,另一個人或許甚至會打你︰你為何不向我說「謝謝」?這不是謙虛,謙虛完全不會令你攻擊別人。若別人富侵略性,你便要接受這是幼稚愚蠢的行為,亦沒有任何意義,因為你很有力量,你能忍受承受。你要實踐練習謙虛,若你擁有這種質素,你真的很驚歎自己會失去自私。你的自私開始消失,一旦你變得慷慨,你開始意識到,因為自私,你是多麼醜。所以你要實踐慷慨。

我知道你們都樂意在我身上花很多錢,你想送我禮物,我現在要你們不要送禮物給我,任何人都不能給我禮物或是什麼。慷慨是一個一般的名稱︰仁慈的慷慨,慈悲的慷慨,耐性的慷慨,物質的慷慨。若你看到任何東西,你馬上想︰「噢!我要取得這個東西,因為我知道我可以把這東西送給這個女士或這個男士,或我以這個目的送出這件東西,或送給這個機構或為這種工作而做。」我馬上有這些想法。你會很驚訝,若我在市場裡而又口渴,我甚至沒有想為自己買飲品喝,就是沒有想到。我甚至完全沒有打開我的冰箱,你會很驚訝。但為他人,我卻會張羅,我會為他們煮食,但若我在家中而又沒有廚師,我不會為自己煮食,不要緊。若沒人在家中,而我的丈夫亦不在,我或許二三天也不進食。僕人會向我的丈夫投訴,我才記起自己沒吃什麼,我也不知道。只有他在家我才進食,因為我要與他一起吃,我從不喝茶,但因為他喜歡喝茶,我才開始喝茶,我要保持這種習慣,不會放棄這種習慣,不然遲一點再習慣便很困難了。

這樣只是調節自己去適應他人,並不困難。只是做一點小事便能取悅人,你便應該去做,取悅人無傷大雅。不單妻子來做,即使丈夫也要做點事來取悅妻子,不單是丈夫和妻子之間,也會是孩子和你之間,整個霎哈嘉瑜伽家庭之間,我們要作出調整適應,所以練習你的調整,就如你調整你的相機。若你不調整相機,便不能拍到好照片。同樣,除非你調整自己以適應整個大環境,適應個人,你不能取得真正的照片,你便要與它爭戰。實際上應是你內在在爭戰。這是頗長的故事,我是說以我對人類的瞭解,對集體的瞭解,現在某些問題已經獲得解決,我為此很高興,就是人們沒有戀愛,我是說他們沒有跌進愛河而撞到頭,現在好多了,他們輕易的接受,仔細考慮,為結婚而結婚而不是為戀愛。某些很了不起的事情發生了,因為這樣能令你的頭腦潔淨,腦袋不會盤旋著荒唐的事情。

就如我所說,實踐所有這些事情,你的集體會很漂亮,最好是一起練習靜坐。在德里,我們已經在集體靜室開始,每個早上,我發覺人們來,一起靜坐,像上廟宇,上教堂。他們來,很多人一起靜坐,一起靜坐是最佳感受集體的途徑。你們可以在家中靜坐,當然,也為能變得更有深度而潔淨自己,但你們必須一起靜坐,一旦你們一起靜坐,便能強化別人,而整個集體的力量亦能改善很多。

一起靜坐是件大事,每個人都要明白,早上若你有時間,例如,我們會到集體靜室靜坐。例如,星期天早上,我們來集體靜室,只為靜坐,只為靜坐而來,靜坐後便離開。因為我住在靜室,我在這裡,所以離開你的家,來這裡靜坐吧。靜坐對你大有幫助。無論你們一起在哪裡,我都與你們一起,但若你們分開,我便不會與你們一起。只有在困難時,當你被推到某些地方而我不在哪裡,你以為我不在哪裡,我卻在。若你故意遠離集體,我便不會與你在一起,所以要嘗試令集體成長,不然你便不能升進至更深層,不能成為偉大的霎哈嘉瑜伽士,不能真正被稱為霎哈嘉瑜伽士。只有有集體意識的人才能變得這樣。

在墨爾本我們有很多人,在數量增長的同時,品質不要下跌,集體的品質要非常強,要有很強的聯繫。當你讚賞人,我便喜歡。通常我看過,當我在任何地方,人們只談負面的人,沒有人談正面的人,所以我不認識他們,我通常只知道負面的人。所以我喜歡知道正面的,了不起的,做好事的,忘記負面的人—反正有天負面的人會退出。所以最好還是談正面的,做好事的,真正的霎哈嘉瑜伽士。

我祝福在墨爾本的你們,能有一個漂亮的集體,享受自己,每一次會面對你們都是慶典,也是一種享受。

願神祝福你們!

今天我們要敬拜宇宙大我,祂什麼也不是只是Akbar,祂是錫呂‧克裡希納自己變成宇宙大我。我們可以有歌曲,格涅沙的歌曲,先清洗我的腳,再唱一些克裡希納的歌曲。

 (馬拉地語︰你有沒有這些歌曲?我們有Vithala的所有歌曲,在馬哈拉斯特拉邦,你們有所有Vithala的歌曲,先唱Ganesha Stuti,再清洗雙腳,你便可以唱。)

阿查,現在孩子要清洗我的雙腳,好嗎?

Talk after the puja

I have seen that, if you do not
meditate, then you start catching things. Morning and evening very humbly you
must meditate.

Morning you can meditate just before
your [day’s] programme. Before sleeping you must use water treatment and then
get into your beds with the attention on your Sahasrara. […]

壽辰崇拜 Melbourne (Australia)

壽辰崇拜
澳洲墨爾本 1985年3月17日
 
今天非常高興的看到,你們既為我慶祝生日亦舉行全國性的活動,在三月,這是個很好的組合。三月印度是春天 – Madhumas,即是你們所唱的Madhumas。你們都知道,三月二十一日是春分,是平衡的意思,在星象學裡是所有星座的中心。有那麽多能量中心我要成就達致,我是出生在北回歸線,而你們則出生在南回歸線,艾爾斯岩(Ayers Rock)亦在南回歸線上,正正在中央。很多組合要去成就達致。
昇進的基本原則是要在中央,要平衡,要在中央的分際(maryadas)。要在中央的範圍是基本的原則。如果我們不保持在範圍內,在分際內,有什麽會發生?我們會受感染。若能持守分際,我們便不會受感染。很多人說:「為什麼要有分際?」就如我們有分際,在這美麗的靈舍的範圍裡;若有人從四面八方攻擊你,從幻海的各方攻擊你,一旦你走出幻海,便會受感染。因此你要保持在範圍內。但若你有兩個毛病,一是自我,一是超我,那麽要保持在範圍內就很困難了。
在西方,超我還不算是問題,自我才是問題。自我現在有非常精微的含意。我看到你們有複雜的自我,一是粗糙的,像霍梅尼(Khomeini)般,那是枯燥的、明顯易見,每個人都能譴責它。這種情況要麽糾正它,要麽讓它完全滅亡。這個自我,若在愚蠢人身上,他是不懂怎樣老練世故地把它收藏起來,自我便會表現出來。但西方的自我卻是非常老練成熟的;無論是語言或一切都非常老練。像我們會用英文說:「我恐怕要掌摑你。」「很抱歉我要殺掉你。」就是這麼不坦誠率直。你看,當你說:「很抱歉」就等如在上面放巧克力,對嗎?我們要知道這是偽善。我們是要面對自己,不是面對其他。我們逃避面對自己,這正正就是老於世故的表現。今天是慶祝的日子,我們要以幽默的態度來了解這個叫自我的笨蛋。要採取幽默的態度是而不是嚴肅的態度,因為我不想你們再感到內疚。
我今早闡述了自我怎會變成左喉輪。我是說即使在我進場前,當我放注意力在會場,我這兒會腫起一大塊 — 很痛苦,很可怕,極難受。從我來西方開始,腫塊從未消退過,你能想像嗎?腫塊從未消退。因此這輪穴要每時每刻都在工作,這個可憐的傢伙已經疲憊不堪—Vishnumaya(毗濕奴摩耶)輪穴。實際發生了甚麽,我們應該看看它的生理方面,了解它是非常重要的。從小開始,如果我們在這樣的社會受教育︰你要外向,要有成就,要取得成功等等,你被灌輸了這種強者的概念,容忍是被視為軟弱。
試想像在基督教國家,最精彩的是:「很抱歉我要殺掉你」或類似的言行舉止。在基督教國家,他們的理論是:容忍是軟弱,受人操控是弱點。如果你是這樣,永遠都不會成功。除非有鬼附著你,否則你不會服從。就是如此。要有人附着你,完全附着你,像希特勒,那麽你才會服從。否則每一個人的自我都很大。就如我告訴過你一個倒垃圾工人的故事。每個人都有很大,很大的自我,每個人都想用自己的方法。你們在孩子還小時就已經太縱容他們,你們縱容他們,把他們寵壞。你們時常擁抱他們,抱著他們,做得太過分了,孩子因此被寵壞。他們自以為是,更甚的是如果你告訴他們,不要容忍任何事情,他們便會變得不服從。你因此不懂怎樣服從他人。自我不懂怎樣服從,因為這是缺點,服從是缺點。
這個可憐的自我是局限的,局限的傢伙。自我像一個汽球,那是局限的;當它爆破,你便會癱瘓或出類似的毛病。但它同時也是有彈性的。當自我在超我之上膨脹得太多,超我可以到達某一限度,它仍然存在。為了擺脫自我,人們酗酒、吸毒,只為令自我減退,增加超我來壓制自我。你遊走在兩者之間,你生悶氣,日復一日,解決了。這是人們對付自我所採用的現代方法,對吧。否則自我會太大。當某人對你說了某些話,你不單沒有面對它 — 你發覺自己不能…例如,為我找個杯子,簡單如這樣的事情,接受它吧。你卻生悶氣,為什麼?為什麼你要生悶氣?因為當你消氣了,自我可以走往另一處地方,你看這裡,它在喉輪交叉。當自我在另一面被壓迫,它便會走往喉輪。那麽,你的左喉輪便會有阻塞,那純粹是自我。相信我吧,純粹是自我。因為它沒處走,便走往那裡;這就是為何你又生氣又思考,思考令你的自我更大,把你的左脈充滿了,你只是生氣,不肯去面對。
鞏固中脈最務實的途徑就是在實相中。你要養成習慣:假設某些事情出錯,告訴自己:「是的,出錯了,因為我犯錯。好吧,為什麼我會犯錯?因為這樣那樣,下次不要再犯了。」這樣做輕易而舉,你逃避一切,就這樣,享受你的自我,感到悲傷。這是種縱容放縱。其他人也感到:「噢﹗他感到『很抱歉我殺掉你。』他為此而內疚。」沒錯,我見過這種情況,西方人的腦袋走向太極端,竟然有些法例原諒一些不該原諒的人。因為沈迷於左脈的這個荒唐的左喉輪,他們試著原諒同情一些不該原諒的人。就如有個傢伙殺了很多人,他把很多人放進毒氣室殺掉,做了很多類似的事情。現時他被拘捕了,他是個負累,很大的負累,因為他是囚犯,他們要很嚴密的把一切都封閉來監管他。
對英國人來說,供養這頭狗是很困難的,他們卻要供養這個囚犯。我忘了他的名字,總之是個可怕的傢伙。他現在老了 – 讓他死在那裡吧,他有什麼值得憐憫同情?把他上吊就完了。他殺了那麼多人。不,你們怎能這麼做 – 雖然他花掉我們那麼多錢,雖然他在毒氣室內殺了數以千計的人,我們仍然必須供養這頭狗。對這種可怕的傢伙不應有任何憐憫同情,上天的律法是應該即時把他了結,他在隨時日消散。即使到今天,我還讀到同情他的文章︰「他還能做什麼錯事?為何不放過他?」這就是可怕的人怎樣透過左喉輪玩弄誤導你,此其一。
左喉輪純粹是自我,你像這樣垂下頭,像這樣走路。雖然左喉輪令你出很多很多生理毛病,但最差勁的要算是瘋癲。那天有人告訴我,在美國,四十歲的人會突然變得瘋癲,那是很嚴重的疾病。就像他們那個可怕的叫作愛滋病的疾病,就那樣傳播開去。作為你的母親,我要清楚的告訴你,是可怕的左喉輪在玩打戲,不要沉迷下去。如果你有自我,就是左喉輪,面對自己吧。像今天華倫來告訴我他的想法:「無論我們到印度任何地方,無論我們建議什麼,人們第一個反應都是『不、不』」。其實那「不、不」是因為我們在不同的環境下成長。面對它吧,我們就是這樣成長。因此印度人從來沒有內疚感。如果任何印度人有內疚感,他一定是西化了。他們從來沒有內疚感。當他們對任何事說「不」,百分之九十九—不是城市人,他們與這裡的人是同一模式,因為他們得到你好好祝福—而是鄉村的人。你看他們告訴自己:「不,不,我怎會這樣做?好吧,如果是我做的,我最好把它糾正。」
「不、不」,以「不、不」開始。西方人或許聽過「不、不」後會想:「他在打擊我的自我。」因為自我仍然操控人,仍然認為他們是最佳的組識者,仍然認為他們比其他人清潔,比其他人高尚。自我就是這麼想,抬高你使你活在頂峰,就像吹脹了的氣球或環形物,你浮在表面。因此你不想讓空氣釋放出來,因為你知道,這樣你便會打回原形。
就這樣你開始感到你對它認識多一點,任何人對你說了些話,你便感到受傷害,這是因為左喉輪。如果母親說了一些話,再次源自左喉輪。你們在西方已為自己這裡製造了一個小袋;我們要面對自己。這個袋就在這兒,我說的任何話,即使我現在說的話,你也不應感到內疚。讓我們看看,不感到內疚。依靠你的靈去面對自己,你能潔淨它。如果你從靈的角度來看,你能潔淨積壓多年的毛病。我告訴你,西方現在的問題是左喉輪。所有這些問題都源自左喉輪,但並代表它有減輕緩和,相反左喉輪隨時會脹大成為自我。你要明白,我在西方常常見到這種情況。人們端正往前走,一切正常妥當。即使在印度的市區都見到 – 你讓他們成為信託人,他們突然跳上馬。我說:「他們從那兒跳上馬,這個自我從那兒來?」它們全都積存在這裡,一旦他們成為信託人,全都回來了。他們像騎着馬的John Gilpin,跑得很快。我望着他們,他們往哪裡去?他們就在那裡,不見了,玩把戲消失了。我就是不明白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當深入了解問題後,我明白到單是走進會堂,你的左喉輪便受感染。看看小孩子,你要明白,從他們孩提開始,不要教他們時常說:「對不起、對不起。」
印度的帕西人(印度拜火教徒)對你們很裝模作樣。所以我們在早上都不想遇見帕西人,因為一大清早他們會來說:「對不起、對不起。」這是不吉祥的。「Maafkaro、 Maafkaro。」你看到人們說:「巴巴,你下午才來,現在不是時候,早上不要這樣開始。」我們不會這麼說,這是不吉祥的。你一開門就看到有人站着說:「Maafkaro。」為了什麼,我做了什麼事?你做了什麼事要這樣說話,時常抱着歉意的心情,為了什麼?你不想在早上見到有歉意的面容,對嗎?只想見到有人愉快友善地跟你打招呼。這個「Maafkaro, maafkaro,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通常我們在早上都不想遇見帕西人,就是這個原因:你看,如果你在早上遇見他們,整天心情狀態都會不好。你曾經遇見抱着歉意的人,這不是歉意,他們的自我極之大。如果你們研究他們的性格,他們是非常自我中心的。
所以我們要明白:當我們開始處理我們的自我,要直截了當。我們不是自我,而是靈。直截了當的說︰「噢﹗我明白。這是錯的,這不是我做的,是這個身體做的。現在來吧,不,不,沒事了。」你告訴自己:「不,不,沒事了。」我們就是要這樣處理它,因為令我害怕的是左喉輪。因為當我想起這疾病,我的注意力便會走往左喉輪。試想像人們變瘋了。我發覺大部分自我的人都是因為這樣才變蠢。他們是蠢人,表現得愚蠢,言行也愚蠢。只有自我的人吸毒酗酒,因為只有他們才能承受。若某人超我很大,或某人被鬼附而酗酒,他很快會死,活不了,因為他更會被拋向這一面。但自我的人卻能承受。我是說一個不自我的人,就如若印度人飲伏特加酒,他會被拋到海岸,再找不到他,失蹤了,即使在失物認領處也找不到他。是你的自我在抗衡著超我,令你能應付。你要明白這就是為何人們能喝酒,這與天氣冷或其他無關,是與你的自我更有關。
你以為自己是偏左脈有時是大錯特錯,你不是。你活在幻象裡,這樣你才能為你的自我找藉口。西方人基本上是自我中心的,我們要接受這事實。我們並非西方人,我們是屬於神的國度,因此不要內疚。你們不再是西方人。對我而言,你們既不是印度人也不是英國人或澳洲人,你們是我的孩子。但這些事物仍然在你們四周徘徊,所以你們要留意我告訴你們的事情,這些事情會一點一滴的在你們身上發生,不會太多。所以要小心,它是外在的,你發現自己輕微的走出分際。
那些以為自己偏左脈的人只是被亡靈附著,他們被亡靈附著,所以才會偏左脈,否則他們不會這樣。他們的性情不是這樣,因為這裡沒有傳統,沒有公認的制約,沒有這些,任何形式的制約這裡也沒有。因此在西方很難找到tamasikas(虐待自己的人),極難找到。這裡只會找到又自大又被亡靈附著的人。這些亡靈宰制你的自我,透過你的自我運作。因此他們比一般tamasikas更危險。你要明白,一般tamasikas即使被亡靈附著也死得很早 ;不然他只會麻煩自己,身體還出各種痛症,只會麻煩自己。但一個既自大又被亡靈附著的人卻很令人頭痛。
在印度,你們會很驚奇,酗酒的人變得很友善,非常平和,很文靜,很好。有些女士跟我說:「我們想他們喝酒,這樣他們會好一點。」但這裡卻不是,他們變得暴力,為什麽?因為自我在這裡已經有基礎,這些傢伙從左或右跳進來取代了自我,接著他們透過自我運作,所以這些人變得兇殘,變得武斷。我是說所有德國人都是這樣子。他們全都被超意識的亡靈附着,因此他們的行為都是殘暴的。試想像一下任何人類,人類,把數以百萬計的人放進毒氣室殺掉,你能想像嗎?我是說你連在你面前殺掉一只小雞也不敢看,竟然看到這麽多人要被毒氣殺掉?看到他們想逃離毒氣室。你能清清楚楚的看到他們,你要明白這種殘暴的程度,怎會這樣?他們被亡靈附着,自我的性情附着他們,所以亡靈利用他們的自我來做這種事。
我們是在中央,我們昇進至神的層次,我們與左喉輪毫不相干。我們沒有自我。自我在哪兒?消失了。超我在哪兒?消失了。即使它仍潛伏着,只管面對它吧。你為什麼要內疚?為什麼?真荒謬?你就是要這樣去除它。因為我見過霎哈嘉瑜伽士會忽然眉飛色舞,忽然像這樣說話,嚇了我一大跳。我說:「怎麼了?他是正常人,為什麼會這樣說話?」原因是隱藏的自我突然跳出來表演。很多印度人也有這種表現,那些城市人自我大得很可怕。我說過,你曾經祝福他們,所以他們也有同樣的行為。因為有些國家,像中國,有保持在中央的傳統,我見過,中國也一樣。我不曾見過他們說:「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他們甚至不討論。俄羅斯人對他們那麼差,我們卻告訴他們︰「不要緊。」我們問他們:「為什麼不與俄羅斯絕交?」「忘記它吧。」他們從不批評,從不坐下來批評:「他們是這樣做的。」或為此生悶氣或思考,沒有。像印度人,你會很驚訝,我們竟然有法例不能製作反對英國的電影。你能想像嗎?因為他們有尊嚴地離開我國。即使濕婆神的照片也不准放,因為它或許會顯示穆斯林是壞的,就是到達這種程度。
忘記它、忘記它、忘記它,當你開始想及這個人,自我便會受打擊,是自我受傷害。你或許也知道,這個氣球可以用兩種方法吹脹,把它吹脹或從外邊除掉所有空氣,或甚至打它。受傷的自我是當外邊騰空了,氣球便脹大,另一個自我,自我脹大是當氣球充滿了氣。兩者都是一樣;我是說無論你用這種或那種方法,結果都是一樣的。當你明白這是自然法則的表現,你不單會患上所有這些疾病,還會在很年輕時精神失常,因為你不懂怎樣面對自己。如果你做錯事,最佳方法是馬上原諒自己:「馬上原諒自己,不要緊。是因為這樣我才會這樣做 – 不要緊,我不應這樣做。我不會再這樣做了。」只要這麼說便能完全中和。除非你中和它,你仍會在這裡儲存着它,就是這意思。
第二件我要告訴你們的是西方的女性改變了她們的行事作風,這樣對她們的社會十分危險的,因為她們也學了男士那自我的一套。如果男人走了十尺,她們追上了八尺,把男人拉下來,走得比他們更遠。這完全超越了自我,因為女性通常都不會有這種自我。跟男士比試自我,女性便完全喪失作為女性的分際,沒有了女性的分際。男人有男人的分際;若男人的行為像女人,他便不是男人。同樣,如果女人行為像男人,她們便不再是女人。她們失去了分際,出了界,所以她們被亡靈附着。因此當女人是自我的,她們就變得可怕,她們的面容變得可怕,樣子看來很可怕,一切的言行舉止都可怕。她們變得像豆莖般乾巴巴,可以硬得如用鐵棒打你。他們說:「這個女人有鐵棒在手。」這種情況的出現是因為我們有分際,我們有某類作風模式。如果它是玫瑰,它就是玫瑰,要為自己是朵玫瑰而高興,玫瑰卻想變成刺,我們因此便失去了分際。
今天我會在開始前向早到的人說,告訴女士們她們出了什麼問題,你們要知道西方的困境不是源自男人,而是女人。女人破壞了西方社會。印度的女性卻令社會保持完整。我真的十分感謝她們對人生採取積極的態度。這個國家的女性卻破壞了一切精緻的、富情感的,美麗的,愛、感情、慈悲。女性應給予整個社會喜樂、幸福、感情上的安全感。當她們接管:「這樣做,給予那個,那樣做,這樣做。」即使丈夫們也變成家中的傭人。「你沒有妥當地清理,你沒有妥當地清潔廚房。」我到英國,很驚嘆廚房及其他的清潔在英國做得那麼好。你們有各式各樣的清潔用品,我說:「為什麼會這樣?」是男人,他們要幹這些活,所以找出一切程序方法來做,要閃亮的,對吧,你想要閃亮的。我給你拿來這些物品,如果你把它放在手上,手會燒傷,把酸性的用品每一處放,穿上大手套把酸性用品每一處放,一切便會清潔妥當。
接著兒童受苦,因為這是園丁的工作,美麗的事物出現,要以慈愛來照顧它。但一開始你就過分縱容你的孩子。母親要像園丁,她要去修整,去修剪,這樣植物才能正常地生長。如果你縱容孩子,你便不是個好母親,一無事處。你把丈夫打扮好而不是你的孩子,情況剛剛相反。因為自我時常向着你的丈夫打扮。「坐在這裡,去那裡,這是什麼?」錢銀問題:「給我所有錢,我保管所有錢,」一切事情。有人或許會說法規是如此。如果法規是愚笨的,女霎哈嘉瑜伽士就不應該遵守。我告訴你,這些法規摧毀了你們。因為這是生命的重要元素,是生命的重要領域,不應讓它受苦。當感情、愛、仁慈,一切這些需求都欠缺,你的人生便變得沒有意義,沒有目標。你不知該怎麽辦,這就是孩子自殺的原因。愛是要修剪的,因此你要有智慧,但你仍未發展這個智慧,因為如果你追逐指責你的根輪,又怎會有智慧?你受人愚弄,他們完全愚弄你,是我說的。你必須保持你的智慧完整無缺。他們不只愚弄你,還不惜降低身份來愚弄你,用迂迴的途徑,並不直接。
作為霎哈嘉瑜伽士,我們都超越所有這些,我們已經到達它之上,我們來是要糾正這個社會的錯事,因為霎哈嘉瑜伽面向社會,不只是面向自己。在這階段,我們要明白我們要做的是︰首先我們要有這種理解。即使是現在,這種霎哈嘉瑜伽運動的理解,女人意識不到她們要像女人,我見過她們仍然說︰「有甚麽錯?」這種情況持續著。男人也不明白他們要像男人,即使(經歷了很多事/過了這麽多年?)。若他們真的變得像男人,女人會欣賞他們;若你真的變得像女人,男人也會欣賞你。你要明白,異性相吸,這才正常。我們卻活得不正常,男人是女人而女人是男人,你該怎麽辦?要男人明白這是很重要的—因為我會遲一點才跟女人說—男人要變得像男人。他們要把事情糾正,他們要作決定,統治的是他們,這些都是外在的,事實上源頭是女人。女人是潛在的而男人是活躍的。例如,風扇在轉動,你可以說風扇的轉動是活躍的力量,但潛在的力量卻是內在的電力,那才是源頭。那個力量比較高,轉動的風扇還是源頭?就讓女人來決定而男人來理解。若源頭乾涸了,想變成風扇,風扇便不能轉動,本末倒置。若你意識到你是源頭,是你給予男人所有的shakti(力量),你的行為便不會再像男人。不是說你不能出外工作,不是不能工作,而是要做一些比較適合女人的工作。就像我不喜歡女人做巴士司機或貨車司機,又或摔角手。不,不是我說的,是經驗說的。
一次我出門,那時我還是個學生,在拉合爾,我坐火車,在一些火車站,火車晚上停下來,有個女士來說︰「開門給我。」
我說︰「火車擠滿了人,好吧,我試試,我試試。」
她接著說︰「若你不開門給我,我便破門而入。」
我說︰「你怎能這樣?」
她說︰「你知不知道我是誰?」
我問︰「你是誰?」
她說:「我是Ahmida Bhanu。」
我說︰「誰是Ahmida Bhanu?」
「女摔角手。」
「噢﹗巴巴,感謝天。」我說:「妳是女摔角手,為什麼來女士的車廂,而不去男士的?」她很猛烈地推開門走進來,我望着她,我說:「嘩!你這個人!」她坐下,你要明白,她的面容,她的一切,她的步伐和坐姿,一切都是那麼男性化。
她那樣子坐下來,說:「那些說我不應坐在這裡的人來吧。」
我說:「沒有人想坐這裡,女士,妳舒服的坐下吧。我們會從另一個車廂找些想摔角的人來。」接著她靜下來,她真是,我見她全身肌肉都很發達,我可以說她看來像頭西方的母牛。這裡的母牛像水牛,不像母牛。某些很有趣的情況,令我畢生難忘,我當時很年輕,我真的…我也不知怎的,很想笑,卻不敢笑,怕她會打我耳光。
就是這樣子,我們在這兒停下來,我們要知道自己要到達怎樣的程度。我們是否要成為摔角手?就是這樣子。我們要了解這種情況存在已久,我曾經見過,也曾讀過一些書,舊的書;亦看過一些電影,即使是從前也有顯示,女士們經常拿起掃帚打她們的丈夫。印度亦有幸有一些這樣的人,但數量非常、非常少,很少女士是那樣子的,數量不大,但數量或許會增加,天曉得,不要管它吧,我要說這些事正在發生。男士的自我太大時,會偏向左喉輪。他們說:「不,讓女士處理,不要緊的,滿足一下她們吧。她們不再專橫 ,隨她們喜歡吧。」她們做自己喜歡的事,男士並不受困擾,接著他們偏向左脈,享受不到婚姻又或享受不到愛。
為着你孩子的福祉和好處,昨天我們有另一場婚禮,你們要做好男女的角色。你們的角色是女性或男性,你們會享受。爭論是要在角色上,當男人想為妳做一些事情時,妳要說:「不,不,不,你怎能這樣做?我承受不起。讓我來做吧。」我曾多次告訴你,當我的丈夫生氣時,他會自己洗內衣;他就是以這種方式來表達怒氣。又或是當他非常生氣時,他會清洗浴室。他做得很差,我一看就知道是他洗的。我想大笑,但卻不敢;因為我要維護他的心靈。然後他會以非常尊敬的態度與每個人說話。「您」(Thou),他叫每個人「您」。「您」他說:「您是這樣,您是那樣。」我便知道他真的為某事而生氣。他卻不會說為何生氣。我們要找出他為何生氣。若是如此,不要內疚,只要去糾正。
接著他發現—你要明白有很多方法可以中和憤怒。自我最先的表現就是憤怒。你們昨天結了婚,你們一定要懂得怎樣中和憤怒,因為自我仍然存在。找出怎樣中和他人的憤怒是很美麗的事情,我從未見過你們的作家處理這個題材;在印度卻有很多作家處理過這種境況。你要先找出你的丈夫或妻子的弱點;什麼會令他生氣不安。我們採取的態度是不要令她不安,不要令她生氣。妻子的態度亦一樣,丈夫更甚。有哪些地方會令他真的不安?研究一下,就是這樣簡單,拿它來開玩笑,不要太認真,只要小心避免它。還要找出有什麼會令他高興。例如我有時真的 — 我從不生氣,你們都知道,我從不生氣,但如果我表現得生氣,只為了…該怎樣去顯示憤怒,怎樣去中和一個人的憤怒?假設我現在很生氣,如果你放一個孩子在我的大腿上,就這樣,怒氣便會全消。當孩子坐在我的大腿上,我無法生氣,就是這樣簡單,所以你要找出來。像我的丈夫,如果他生氣,我知道若我跟他說:「為我買一件漂亮的紗麗吧。」呀﹗就這樣,他就非常高興。呀﹗我給了他最大的恩惠。如是者,你要找出有什麼能討丈夫的歡心,有什麼能討妻子的歡心,再中和它。
你們要明白,要學習這些生活的細節。這是生活的藝術,是霎哈嘉瑜伽士生活的藝術。這是生活的藝術,透過一些生活細節,你看到我是怎樣處理。你見過我演說一些嚴肅的話題,在你們的笑聲中它便在你們的腦海中留下印象;你就是要這樣做。因為幽默是其中一個最了不起的方法令事情順利解決,也使人明白了解,亦不會傷害人。當你見到自己平和下來,事情就是這樣得到改善。夫妻首要是能和睦相處,孩子才會感到妥當,每個人都感到妥當,那麽事情便能漸漸得到糾正。你們沒有責任互相糾正。如果你與非霎哈嘉瑜伽士結婚,而他又是糟透了,這又是另一回事。若兩個都是霎哈嘉瑜伽士在我面前結婚,應該是最容易的事。互相保護,互相照顧,要充滿信心。在印度,我要說我們的婚姻制度的確有其特別之處。
什麽發生了,你會很驚訝,有一次我到新加坡,在早期,我到美國,有一個極討厭的外交官妻子帶醉來到靜坐班。因為她喝醉了,我們勸她離開。她卻告訴我們的首相英迪拉‧甘地(Indira Gandhi):「這個女士在做這類工作,她不應做這工作,她是個外交官妻子,地位崇高。」說三道四。
英迪拉‧甘地不明所以地對她的主要助手Haksar說:「你告訴錫呂華茲塔瓦先生,不能這樣做,把她帶回來。」
總理收到英迪拉‧甘地的訊息,就如同受到致命的打擊 。他傳召我丈夫,致電給他說:「我們認為你要叫你的妻子回來,這就是發生的事。」
他說:「為什麼?為什麼要叫她回來?她不喝酒、不抽煙,沒有犯任何錯。她是位最正派的女士;她很有尊嚴,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她不問報酬的在做好事,沒有犯任何錯;你要我辭職也沒問題,但我不會叫她回來。」
他聽後很吃驚,因為如果他辭職,誰來做他的工作?他是那麼能幹。單單說:「我會辭職。」他們便全都嚇呆了。他是那麼有自信,我是從其他人得知此事,雖然總理因為接到首相的訊息而被嚇死,嚇過半死。
他之後退一步,同時亦內省,說:「我非常了解這位女士,她很有尊嚴,很正派;她堅守正道,我們不應干預她。」那個傳口訊的傢伙Haksar亦嚇了一跳,把驚嚇帶回給英迪拉‧甘地。從此之後她沒有再干預我的工作。你會很驚訝,她不曾再干預。我丈夫就是這樣對我的工作又有信心又了解。你也應該有這份信心和了解。你要了解你的妻子,你的丈夫,他們不會做這樣那樣的事情。
對孩子也一樣,你要對他們有絕對的信心,要知道他們怎麼樣,他們的情況,他們能到達的程度。這份信任,這份內在的了解是通往祥和、愛和情感的道路。要彼此完全的信任,無論他們在哪裡,我都能有信心的說,無論你送我的女兒到哪裡,她們都不會過違反正道的生活,我的女婿亦然。但我可以告訴你,我的女兒不會想過違反正道的生活,無論你怎樣考驗她們。你對自己的孩子就是要有這份信任。
就如她們還小時,鄰居來說:「你的女兒,用我們的花園來做早晨沐浴。」
我說:「什麼?我的孩子,即使你帶她們去,她們也不會進你的浴室 。我即時給你二千盧比,現在。你叫他們進你的浴室,就這樣。」我十分了解他們。如果有人說:「你的女兒拿走了一些東西。」我十分了解她們,她們從不碰別人的東西,我十分了解她們。她們永不那樣子接受他人的恩惠,我十分了解她們。
你們也應這樣了解你的孩子。不要在別人面前侮辱他們,建立他們的性格和尊嚴,說:「來吧,你是霎哈嘉瑜伽士,你很了不起,你會成為這樣,那樣。」引導他們在正確的道路上,讓他們保持在那裡,尊重他們,不要縱容他們,不要縱容他們。我們通常都會縱容孩子,要麽是我們過分被溺愛,要麽是你過分溺愛他們,兩者都是錯的,這再次是自我在作祟。你要告訴他們怎樣與人分享,告訴他們怎樣分享。如果他們與人分享東西,你高興的是他們為別人付出,給東西別人。「把這個給他人,讓他人也能一起玩。」你要顯示你因他能與人分享物品而高興,你自己也要給予別人,孩子自會學懂這種待人處世的態度。
對霎哈嘉瑜伽而言,婚姻是很大的連繋,我們藉婚姻連繫在一起。這個社會的人婚姻生活都十分愉快。如果有人未能擁有理想的婚姻,最好忘掉它吧,沒關係。我見過一些六十歲的女士,我這把年紀,還要求結婚。沒錯,六十來歲的男女︰「母親,我只是六十歲,我想結婚。」我說:「什麼?」我六十歲時擁有上千個孩子,你怎能說這種話?我是說你不應該一生都當新娘。你應該是個母親和祖母。
我認為四十五歲後不應再想結婚,這是荒謬的。四十五歲後,所有已婚的女士要知道,她們是母親,亦會成為祖母,但她們卻常常想當新娘。這就是婚姻失敗的其中一個原因。因為你在三十歲或三十五歲之後,不再是新娘了;你是母親,絕對是個母親。你是父親,你們是孩子的父母。在我們的國家是那麼稱呼的:在三十歲前,人們叫你們新娘,如doolai,但一旦你長大成人,沒有人再叫我的名字。他們只會把你叫作「卡巴那的媽媽」或「莎丹娜的媽媽」。即使我丈夫也被叫作「卡巴那的爸爸」,不會再叫他的名字,因為你成為父親或母親,接受這身分吧。但你卻不接受,這把年紀你仍想當新娘,你想要一張新娘要的床,睡房裡要有一切新娘有的物品,那不成的。因為妳不再是新娘,接著你想:「噢!這個男人變得無趣」,「這個女人變得無趣」,你便找另一個女人,另一個男人,情況持續著。之後你找孩子,破壞人的純真。
如果你接受,正常地成長,成熟得如霎哈嘉瑜伽士,如父親和母親,如有尊嚴的人。夫妻關係並不是愛的唯一來源,還有很多關係是愛的更大的來源;但要視乎你處於甚麽位置。當你是條小河,那還可以;但當你成為海洋,就要成為海洋:當你成為大海,就要成為大海。當你成為海洋,你就要成為海洋。大海不能仍然像細小,細小河流的開端,它能嗎?每個人同樣都要知道,要從這關係中成長,不應時常糾纏着夫妻的事情。像四十五歲還找丈夫,他們瘋了嗎?這種情況在霎哈嘉瑜伽應該停止;那些超過某個年齡的人不要再為婚姻來煩擾我。他們應要成為母親,有那麼多孩子要照顧,我們快有幼兒園,去那裡吧。什麼是同伴?同伴是孩子,是孫子,是曾孫。我們要明白這一點,男女都要明白。男人也一樣,男人也不想成為父親。如果你是個成熟的父親,你不會有結婚的念頭,忘記它吧。如果與一個女士相處不了,忘記它吧。不要緊,沒有這個需要,你已經受夠了。
完全沒有需要有這樣的事情,它在非霎哈嘉瑜伽士的社會起作用,所以它也應該對你起作用。印度人在社交方面很不錯,但經濟和政治上就不濟。不要學他們的政治,糟透了。我是說我想不到有比印度政治更差勁的政治,最差勁的。如果你聽到這些事情,真是啼笑皆非,這樣的笨蛋。所有蠢驢都參政,絕對是蠢驢;比差勁更差勁。他們叫喊像驢子,行為像驢子,還互相攻擊,使用各種技倆,你能想像嗎,真的很可怕。我是說如果你想聽笑話,你可以以笑話的角度去看,蠢驢的行為,猶如他們在主管打理我們這個偉大的國家。他們大部份都是蠢驢,我沒有碰過多少個是明智合理的。那些明智合理的人都想成為蠢驢,該怎麼辦?他們最大的願望就是要這樣,試想像聖人竟然想成為蠢驢!要明白優點就是優點,我們不應喪失我們的優點,但任何缺點都要去糾正。這是對自己中庸平衡的看法。因為得益的是我們,沒有人會得益;霎哈嘉瑜伽士對此要自私點。我們是獲益者;如果我們獲益,整體都會獲益,霎哈嘉瑜伽整體都獲益。這就是我要告訴你有關你的社交生活,你的自我,這些都很重要。
最重要的是當你在頂輪,你便成為我的腦袋,你真的成為我的腦袋。因此你們要非常小心,不是想着你的家庭、你的子女,你的家居。不是想着墨爾本也不是悉尼的靈舍或澳洲,而是想着全世界、全宇宙,和它的福祉。當你成長到這個狀態,你便真的成為我腦袋的一部分,我的腦袋關注著更大的遠景,更高層次的事情。它也在較低層次運作,這是它的好處;它可在你們個人的層次運作。我放注意力在你們的個人問題、個人的建議,放注意力在任何你們說的話;但光卻是為着全宇宙。因此我們進入普世宗教的領域,我們要喚醒它,成就它。除非你們到達這層次,你仍不能稱為全面成熟的霎哈嘉瑜伽士。要達致這層次,你們必須很努力;又或我們可以現在稱呼你為霎哈嘉瑜伽士,你會成為偉大的瑜伽士(maha yogis)。因此,我們要達致偉大瑜伽的狀態。從這到那是很簡單的,它自然成就。試想想,四年前我從沒想過會有這麼多人能成為我的子女,但今天卻實現了。四年間能有這麼漂亮動人的成績,是很了不起的,明年的成就會更大,我從這裡的人身上可以看到。
我們要明白,在霎哈嘉瑜伽,服從母親的說話是對的。但有些人有宰制人的壞習慣:「看在母親的份上這樣做吧,是為了母親。」這個人是誰?為什麼有人會說為了母親的原故而做一些事情?或這是母親說的。不,當你成為靈,便會明白母親講的話,所以你要了解你的靈。這是成就它的最佳方法,而你會很好。我想我所有的孩子從這個高度成長,讓他們能在較好的基礎和層次開始。因為我們過往從較低層次開始,我們出問題;讓我們的孩子從較高層次開始,我選擇了墨爾本來讓孩子成長。我希望婦女們要做好她們的角色,男士們也要做好他們的角色。這裡會建立很好的家庭制度,很好的社會。
這是什麼?關上它吧。我知道,我對光十分清楚。我知道它們怎樣行動。毗濕奴摩耶(Vishnumaya),這是毗濕奴摩耶,我們利用了毗濕奴摩耶,我們就是從祂那處取得光,毗濕奴摩耶藏在哪裡?你要明白,今天我們就是需要毗濕奴摩耶,我們要以精微的方式去了解毗濕奴摩耶是怎樣來。看看這是多麼自然而然,因這東西來了,所以我能談毗濕奴摩耶,要把話題轉到毗濕奴摩耶不是件易事。你們一定要看這場戲劇,你們一定要看這場戲劇。這位毗濕奴摩耶,祂是怎樣來的?祂怎能那麽漂亮的透過我作事?怎樣,發生了什麼,祂從哪裡來?水力發電,水力發電是什麼,在水中,是導師原理在水中。但當它下來,當導師原理來到你身上,在這層次,毗濕奴摩耶起作用,祂解放,祂起作用。為了什麼?為了開悟人。在粗糙層面發生的亦在精微層面發生。  因此需要有降世神祇,導師原理要藉降世神祇才能降臨地球。所以毗濕奴摩耶起作用,令人開悟,就是這樣,整件事就是這樣成就。你們看到我怎樣突然轉換了話題,你感覺不到。我只想讓你們知道,母親是怎樣轉換話題,因為我知道有些事情在某處發生了,所以我轉換了話題,這話題看似很順暢地繼續。
我要告訴你們另一件事是你們一定要透徹了解霎哈嘉瑜伽。很少人真正懂得靈量,真正懂得生命能量。他們不知道幻海在哪裡。要開設定期課堂,即使穩定的霎哈嘉瑜伽士也要參加。幻海在雙腳哪個位置,輪穴在雙腳哪個位置?當我叫他們按摩我的雙腳,他們不知道它(輪穴)的位置。你們可能沒有受過教育,不要緊;但你們要受霎哈嘉瑜伽的教育,受霎哈嘉瑜伽全面的教育。你要知道這些疾病從哪裡來,怎樣醫治它。你們每一位都要在這兒受教育。在上靜坐班之餘,你們也要上課學習霎哈嘉瑜伽的知識,有什麼東西該做。有一本書,他們寫了一本關於兒童的好書,可是卻欠缺自發性,所以我要下點功夫。不單只是書籍,還有很多我的錄音帶。當你們聆聽我的錄音,要把母親所說的話記下來,幫助你去了解。教育在霎哈嘉瑜伽很重要,否則你的聰明才智會生鏽。你要受霎哈嘉瑜伽全面的教育,不單要給人自覺,你們也要擁有知識,讓他人知道你們擁有豐富的知識。
從來沒有人受過你們這個程度的教育,連聖人也沒有。所以你們要好好利用這優勢。不論你的年齡,教育程度,全都沒有關係,你們要知道霎哈嘉瑜伽是什麼,它代表什麼,它怎樣起作用。向自己提問並找出答案。你們要知道,你們仍然是霎哈嘉瑜伽的學生,仍是霎哈嘉瑜伽的學生。你們要掌握它,要了解它的每字每句。單單享受霎哈嘉瑜伽是不夠的,你也要明白它。就像你享受別人造的蛋糕,你也要知道它是怎樣造的,那麽你便能造給他人吃。但如果你不懂怎樣造,便沒有人會相信你。我曾經見過這種情況。
我見過有些霎哈嘉瑜伽士不停的工作,他們很活躍,只因他們一向都如此;但有些人卻怠倦疏懶。你可以在兩個印度人身上見到同樣的差異;雖然一個在這裡一個在哪裡,不需要這樣。每個人都要有同樣的熱誠幹勁,不只是一個人。若只有一個人是這樣便作用不太。有時這個人會很支配他人。每個人都要工作,整個身體都要工作。如果我們能這樣發展,會對整體發展提昇大有幫助。對嗎?
所以今天在我壽辰的日子,我想大大的祝福你們。你們要知道,我在世的年歲在我的每個生日後都在減少,因此你們要成長去接班,這是很重要的。你們要成長是很重要的。我的所謂年齡,雖然看不出,但是在減少。你們要知道,因此要加快行動,爭取成就它。當人們來,跟他們好好地談,給他們喜樂,切勿給他們任何…給他們喜樂,照顧他們,對他們友善,這樣做比即時告訴他:「你是亡靈,你離開。」較能吸引他們。當他們已在霎哈嘉瑜伽,當他們在這裡,我自會告訴他們。他們仍有問題,我知道有些人仍有問題,我們要告訴他們:「你有問題,你最好離開。」這是可以的。他們需要離開靈舍一段時間,然後再回來。就是要這樣,否則他們的問題得不到糾正。這些人也要欣然接受,他們會好的,他們要改變。這樣比因為自我而讓他們繼續下去好得多。
所以儘量與自己合作,因為它想變得更好,越來越好。我會要求那些人,我會告訴華倫,那些我認為不妥當的人要離開靈舍。靈舍並非任何人都可以留下來。只有純潔到某程度的人才能留下,要符合起碼的標準。如果他們不符合標準,便要離開。即使愛支配人的女士,或像女人的男人,也要離開。你們要做正常人,否則其他人來到,看到有人像一塊這裡切下來的雞一樣,該怎麽辦,他們不會留下好印象。我告訴你,就如我展示給你看的那位痛苦悲慘的基督,無力地站在那兒,我不知道有誰會被祂感動。要像在西斯丁教堂(Sistine Chapel)的基督,站在那裡像一座塔(聽不清楚?),男人本該如此,要有尊嚴、尊貴、仁慈、有威嚴。女士則要既甜美又和善親切。這樣的回報是又長又大,很長,很長的,你不會知道我獲得多少回報,今天卻很輕易的得到。
你要明白,我不做霎哈嘉瑜伽的工作時,我天性是對人很友善,我的本性都發揮出來。舉一個例:在倫敦,有一個人來,他的名字 …那個專員叫什麼名字?浦那的專員,他現在是浦那專員,對吧。他來見我們,我們在我丈夫的辦公室之類的地方會面。我丈夫CP說:「我會叫他們來吃晚餐。」我說:「好吧。」我在家煮晚餐,有大約二十五人來吃。他們用餐,不管如何我也要照顧他們。當我來浦那,Mehrotra告訴我這個專員非常焦急,他要以會長或主席又或接待委員會的身分來迎接我。
我說:「我記不起這個男士是誰。我只記得這個名字。」
他說:「不、不、不、不、是另一位。」他們其中一位來了,他很讚揚我。我很驚訝他見到那些事情。
他說:「這位女士的丈夫地位崇高,卻仍很謙卑。她十分仁慈,像母親一般。」他回家告訴妻子:「我從未見過這樣的女性,多麼完美的女性。」我不知道自己做過些什麼。我必定是煮得很好,一定是,我也必定照顧得他很好,我必定對他和所有人都很親切。我一定是忙著打點而什麽也沒吃,我一定是做了一些事情,連我也忘記自己做過什麼。我只是依照自己的本質來行事。不單是今天,我見過很多這類情況。只因為我是這樣,只因為這是我的本質。
你知道我們駐英高級專員,第一任及第二任的專員,第二位專員叫B.K.Neru,他們對我都極之尊敬,實在難以想像。因為你要親切、為人設想和親切友善。你在這裡照顧我,我照顧他們。因此他們印象這麼深。我告訴你,我丈夫的朋友和每一個人都對我非常尊重敬愛。我們跟印度法律部的首長和情報科的領導見面,他以皇室的待遇招呼我們。海關首長獲悉母親的孩子會來,他親自到機場,你知道嗎?他就是坐在這裡,我不知他有沒有出來見你們。那只是我跟他們的私人交情,不然有誰會關心誰是誰的妻子?
很多人跟隨我丈夫,卻沒有人關心他們的太太。這次我跟丈夫到中國,他在日本和其他地方如檀香山的助手都專程來見我。他來則沒有人來見他,他說:「你來了,他們都來見你。」你相信嗎?對他們來說我只是一位女士。這是很有力量的事情,是很有力量的事情,女性要懂烹飪,這是很重要的。如果不懂烹飪,她們便不是女性,我也不認為她們是女性。女士們全都要懂得烹飪。你們要學習烹飪,每個人都要學習,這是很重要的。女性的潛在力量就是她怎樣煮食。你要明白,我們的男人不會去其他地方,因為我們的烹飪功夫很到家,他們都回家吃飯。他們記掛着食物。這就是你們擁有的力量。
今天是我的生日,所以我們只會有一個簡短的崇拜。在生日舉行的崇拜應該是更深入,更真誠,更喜樂,不宜流於儀式化。不需要有太多儀式,因為我們都滿懷喜樂地慶祝母親的壽辰。我們已經在這裡,令你到達這裡的條件已不再需要了,因為你們都滿懷喜樂,對嗎?所以我告訴他,在今天我的生辰,做一個很短的崇拜。不需要有盛大的崇拜,只要邀請所有神祇,祂們都已來臨,在上面,看看祂們散發的生命能量!祂們多麼高興你們為我慶祝生日。我們在每一個崇拜都要喚醒祂們,請求祂們對你們慈悲等等。雖然祂們都在我之內被喚醒,你希望祂們這樣。現在祂們都在你們內裡被喚醒了,根本不需要盛大的崇拜,完全沒有這個需要。我就是如此告訴穆地,你們做一個很短,很短的崇拜,一個很短的崇拜已經可以了。
今天的講話就像崇拜一樣。請記著當你不是霎哈嘉瑜伽士,它是對你說的。今天不是說你們,所以不要感到內疚。你們先要記著自己是霎哈嘉瑜伽士,是我的孩子,我很愛,很愛你們。所以請對自己有信心,對自己充滿信心,好嗎?這是你們今天能給我的最大的禮物。願神祝福你們!
(錫呂瑪塔吉用印地語講話。)
你們替我洗腳五至十分鐘,洗手約十分鐘;就是這麼簡單。不需要太多人,把那東西放在這裡。
崇拜開始。
首先,你要記著你是霎哈嘉瑜伽士,我的孩子,我很愛你們,很愛很愛你們。所以請對自己有信心,對自己充滿信心,好嗎?這是你今天能給我最了不起的禮物。
願神祝福你們
馬拉地語
所以你要為此清洗我的雙腳十…五分鐘,清洗我的雙手約十分鐘,就是這樣,很簡單。我們現在不需要太多人。把這東西放在這裡,這東西,對,好吧,把它移走。 […]

公开讲座 追寻的目的 Melbourne (Australia)

公开讲座 追寻的目的
真的非常开心能来到墨尔本我来这里是因为有人到了悉尼说,母亲您必须到墨尔本来我们需要你我以前因为别的目的 来这里的时候感觉到墨尔本的能量真的非常好这里非常有可能有很多求道者像我说过的 真的非常开心能到你们中间来这个时刻已经到来成千上万的上百万的人一出生便是求道者必须得到 他们的自觉他们必须了解 他们的意义他们必须知道为什么为什么大自然把他们 从阿米巴虫变成了人类他们人生的 目的是什么除非你找到 人生的目的否则你不会开心你不会得到满足你可能尝试其他的事你可能走向 各种自我的道路你也可能 走上其他的路如追求金钱你可能会吸毒酗酒损坏肝脏各种各样的事但是这些事 都不能给任何人带来满足你必须找出 那个绝对真理否则我们将在迷惑中那个绝对真理 在你体内这就是为什么 霎哈嘉瑜伽是自然而然的 是活生生的Saha 意思是带来 “Ja" 意思是出生是你天生自带的如同在一颗种子之内所有未来要显现的蓝图已经内置同样在内在你的灵和灵量已经在那里等待一个机会给予你自觉在谈到自觉地 益处之前我必须告诉你 保持开放的心就像你去听任何科学 演讲或者其他演讲霎哈嘉瑜伽中 没有什么戏法也没有推销 导师推销它是实际的发生 一种实现它内在于你是活生生的力量像花朵成为果实或鸡蛋成为小鸡你获得了自觉 成为一种不同的个性一种新的意识向度 在你之内生长这个新的意识向度得到实现不仅仅是一些 单纯的文字或任何的洗脑它是你内在实际的变化籍着这种变化你开始感受到集体意识你是整体不可或缺的 一个部分很多人曾经讲到它我们也相信我们是整体的 一个部分但是到目前为止在我们的意识之中在我们的中枢神经系统之中 我们感受不到因此这是应该发生 在你们身上的在这里我们 必须要接受在自觉之后,是什么 在滋养着我们的成长逐渐地你开始接受它并且我会告诉你 为什么它会发生在悉尼我发现人们对于他们的追寻 都非常的真诚同时他们也真的欣赏我的诚实这是一个过程长期以来根植于 我们内在这里你可以看见 不同的轮穴被安置在你们能看到吗好的这些能量中心被安置在人类内在它们也存在于脊髓和头脑中精微的能量中心之中在梵文中 它们被称为轮穴这些中心存在于我们内在作为我们进化的里程碑例如,最底部的轮穴被称作根轮是这个中心在那一点上 我们是碳分子我们是物质在那一点上 我们是纯真的物质是纯真的所以在我们内在创造的 第一件事情是纯真这整个宇宙被创造在纯真被创造之后这个轮穴放置在灵量之下如果你看得很清楚灵量是 纯粹欲望的力量纯粹欲望的力量无论何事是纯粹的 我们叫它神圣是欲望的神圣力量它仍然是处于休眠状态这个力量是那欲望与灵合一不了解灵你就无法了解神你需要被置于 大能之中你还没有 被放入到大能之中举个例子 我们使用这个设备如果它不与主机连接它就没有意义所以这必须发生这就好比 种子中的胚芽它是种子中萌芽的力量你得到了这个力量残留的力量它在沉睡中等待着一个时刻当一个 被上天授权的人而不是任何组织或人类所给予的证书但是有一些人 他们自己就是觉醒的灵作为一个受到启发的人他了解这个力量是什么这个残留的力量 等待这样一个人然后它便自我觉醒了然后你得到你的自觉它必须是自然而然的生活中每件重大的事情 都必须是自然而然的我们的呼吸是如此 自然而然地在进行以至于在它停止或直到 我们感到不能呼吸之前我们都把它当做是 理所当然的事情如果你必须走 并读一本书或者做一些努力去呼吸我们中有多少人能够坚持超过5分钟我们进化的顶点是如此重要所有的创造物都是 被神圣的力量所创造你们也是被 神圣的力量所创造这个伟大的事件也将要 被神圣的力量所完成现在一些人问我它是否不会自行 发生在我们身上我们不知道的是 在我们进化的每个阶段神都会有一些面向的化身或一些导师都会 从神圣的力量处到来给予我们更高的意识但是尤其是这个时期有些人必须 要做一些事情这是非常重要的因为你们已经 到达一个阶段在这个阶段你必须 在口头上知道它这神圣的力量 也必须说话这是一个 非常普遍的问题我想人们太自我导向了他们说 为什么是你,母亲我说你最好也在那儿如果你们能够做这件 事情,我将非常高兴因为我是一个 幸福的已婚女人我不需要从你们 那获取任何东西我只是需要给予但是如果你能够做我的工作我将会非常高兴地退休说,为什么是你,这是 很容易的,我的意思是你应该问上帝为什么 它给我这个力量但是他们在那但是也没必要 因此而感到非常受伤毕竟你们也拥有很多 我不拥有的力量比如说 我不知道怎样开车我真的不知道我不知道很多事情我甚至不知道如何 打开一个普通的罐子但是如果我知道 如何启动昆达利尼为什么这就 伤害了你的自我并且为什么 你们感到不舒服因为我必须 日复一日地工作去完成这项工作它只是给你的一些礼物没有买卖你不能付钱购买它它在你的控制之外设想神你需要知道就像这个现实你必须放弃自己的设想假设我设想了一个大厅在看到它之前我会有些有趣的想法但是在看到后只有我真的知道 它是什么同样地人们写了书他们写了成千上万本书或者是他们写了数百万的书 那能怎么样呢如果他们写了这些书他们给你们 任何自觉了吗他们给你纯粹的经验让你认识你自己了吗你清楚你的中心你也清楚其他人的中心你开始验证你自己的力量你成为你自己力量的主人这就是你应该追求的标准你不属于自己以外的 其它任何东西我们属于这个邪教 或这个团体或这个宗教 或这个和那个但是你必须明白你不是在那儿花钱请他们当状师我的意思是说 你花钱请他们当状师或者他们的律师或者法务官无论你称呼它什么但是你应该试着 真诚地寻求真理找寻真理这样你才能得到真理因此你首先该明白的是你买不到这神圣你无法买它 这是种亵渎这是一种亵渎然后你无法 通过努力得到它如果你要播种 你要怎么做你把种子放进大地母亲然后种子自己就会 自然而然发芽它已经拥有那力量你只需要把它 放入大地母亲然后大地母亲 会用她的温暖让种子发芽你会因此而对 大地母亲发怒么说,你为什么要那样做如果她必须这样做 她便要这样做无论太阳做了什么 都是它必须要做得无论你必须要做什么 你可以去做无论动物们做什么 都是它们必须做的如果我们明白我们还未到达 我们想达到的目标你便会意识到还有一点差距灵量升起非常迅速但是在某些人身上 需要花更多时间因为我们的 能量中心有阻塞或者我们内在不平衡我会简单地告诉你们什么是灵量整个事情是怎么一回事我希望你们都有一些书你也可以自己打开看没有书的人可以 从他们那里得到这样会更容易理解书的后面你会发现 有张漂亮的图表首先你必须对你的寻求 抱着诚实的态度绝对的诚实然后所有的 事都会成就现在你们看这幅图这是第一个中心我说过叫根轮和圣骨sacrum这个词 是神圣的意思Sacrum就是灵量所在的骨头我想让你们 从上往下看这个蓝色的 气球型的结构一直往下到第一个轮穴然后这里代表了我们体内 一个精微的力量就是愿望的力量它在外体现了左交感神经系统这是人类情绪的一面它不仅是情绪它还是制约来自内在的当我们说别干这个 别干那个的时候它就会形成一个气球状的结构 称之为超我在梵文中叫mana所以这是mana的力量mana shakti英语语言会变得 有点混乱当你说精神方面的事情你并非指的是脑力脑力跟思维想事情有关当你说精神问题时其实是说人们困扰于情绪问题这有点混乱但是在心理学中荣格做了很好的描述他是一个自觉的灵超我和其标志即是 一种力量通过它我们内在积累下 所有的制约我们将之留给过去超越左手边这个区域存在于潜意识之外集体潜意识自创造以来所有已死的事物 都在左手这边就如同我告诉过 你们的它显现为左交感神经系统在医学中左边和右边 没有任何区别但是你将会发现左边和右边有 完全不同的功能左交感神经系统照顾着我们的情感的一面通过练习霎哈嘉瑜伽 这方面可以得以改善右面的一边是另外一种力量它是行动的力量当我们有愿望愿望必须要 得以实施和执行这种愿望的力量被称为prana Shakti行动的力量被有些人称为 kriya Shakti它照看着我们理性的一面我们的智力和头脑,通过它 我们从事思想和身体层面的活动通过它我们进入行动它的活动产生了另外一个气球你可以看到它在这里一个黄色的气球我们将它称之为自我E.G.O 自我这两种力量在一个点汇合当一个孩子12岁左右的时候他这里完全地钙化但是在童年时期当你只有一岁 或一岁半的时候你开始感觉到这块叫做 囟门的软骨的钙化在这个中心是第三个力量被称为进化的力量寄托的力量这宗教的力量是我们与生俱来的religo的意思是能力你可以称它为品质就好比金子是不会褪色的这就是金子的品质碳有四个原子价这是碳的品质同样地人类也有10个宗师这些宗师是正法或者是一个人的宗教它与外部的宗教无关 不管你相信与否或者你跌入与否抑 或你天生拥有但是我们内里有十大宗师他们在这个地方我们称它为幻海但是不同于禅宗的幻海而是胴腔在这个区域我们有了物质层面的发展只有物质层面发展了 我们才能进化例如一条鱼从水里出来通过开始爬行 而获得了一种特质从而变成了一种爬虫一开始是一条鱼然后一群一群的鱼开始爬出水面然后进化就是这样直到我们变成人类在这个过程中你们都知道偏左和偏右的动物们右脉的更加凶猛 是强势的类型左脉的则狡猾像很多夜行动物他们都是左脉的他们易受惊吓 活在左边而那些富有侵略性的动物 则是右脉的他们甚至不吃某些蔬菜这是你们给植物起的名字在进化过程中被遗弃他们被扔向右边和左边上帝按照自己的形象 创造了人类这意味着人类拥有上帝所拥有的一切如果上帝是原初存在他是宏观世界而你们是微观的你们是他身体的一个细胞可你们并未意识到这一点觉知和意识是不同的觉知是一种实现而意识到是指你主观上相信 理性上你知道我了解那个我们认为 我们是兄弟姐妹现在各个中心第一个能量中心 如同我告诉过你的是根轮你们将会很高兴地知道澳大利亚是宇宙的根轮如果你问生命能量这个问题你将会知道这是事实根本上来说 你们是纯真的人们你不知道,当你犯下罪行 的时候它才是罪你只是非常无辜地做它你不是故意去做你在不知情的情况下 犯下过错第二个能量中心是一个叫做腹轮的能量中心第一个能量中心显现为 你的盆腔神经丛右边的那个 显现为右交感神经系统这个能量中心显示你的副交感神经是断掉的它还不完整无论你作为一个人类在你的意识中取得了 任何的成绩都存在于这个中心这儿有一个缺口你必须在那儿得到突破并与那个力量得以联接现在第二个能量中心是称作腹轮的能量中心你不需要为它的名字烦恼它是行动的中心通过它你进行思考思考将来这个能量中心照看许多我们内部的器官它照看你的肝脏所有的注意力 都被这个能量中心所照顾肝脏然后它照顾你的胰腺,你的脾脏你的肾女人的子宫这个能量中心最重要的功能就是显现为主动脉丛将腹部的脂肪细胞转化去替代脑部的脂肪细胞因为脑部的所有脂肪细胞都要被替代因为你思考,思考,思考发疯地思考你思考如此之多就好像有两只喇叭正从你的思考中走出来你可能会说母亲头脑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头脑就是问题你难道不知道这个头脑是有局限性的吗理性有局限性你必须超越局限我来到这个礼堂的时候我们必须把车停在外面这个头脑可以到达一个高度如果你试图超越它你会变得疯狂我们不会把车停到里面来同样的这个头脑不能带你超越局限这是很有局限性的你必须超越这个头脑这个中心在工作提供着脂肪细胞当你思考太多时所有其他的脏器都不能得到照顾都被忽视这个人思考地太多生活在未来 过多地计划此外他喝酒假设除此之外他还做了其他事 比如吸毒吃进胃里吃很多油腻食物 所有这些东西最后他那可怜的肝脏 就完蛋了肝脏负责解除身体里的所有毒素 各种各样的毒但这个肝脏 不能正常工作了你没有感觉到 只有热力开始聚集你总是觉得烦躁你感到非常不开心 你不想面对当下你想要逃离你感觉极度糟糕你不知道怎样对待自己所有都是因为 一个不好的肝脏除了肝脏之外你的胰腺用尽你得了一种病叫糖尿病得了病后,你喝咖啡 干其他的事情加剧病情说起咖啡 我是说人们喝咖啡的量我有时候真搞不明白那咖啡真的会对胰腺有损害你会患上更严重的疾病比糖尿病还严重在胰脏外面是脾脏现代人的脾脏 最易受损的脾脏非常糟糕脾脏是我们体内的计速器它控制你的速度当你吃饭时你突然打开电视新闻或其他什么 可怕的事情发生你受到震惊 并在内里产生紧急情况脾脏已经 忙于产生红细胞红血球用于消化食物突然有了 其他的紧急情况第三方紧急情况 我们吃早饭的方式一半三明治在嘴里一半在外面进到汽车 告诉你的妻子做这个,做那个然后匆匆扎入到 事业上的竞争之中最后以你得到 一个疯狂的胰脏作为结束你的胰脏不知道如何应付你 套筒式的行为它变得非常疯狂开始产生疯狂的细胞这些疯狂的细胞最终导致非常严重的疾病 那就是血癌不久前的一天 有一个人问我一个问题母亲 孩子怎么会得血癌呢我说,如果我告诉你 你不要生我的气但是当我们照看 我们孩子的生活时可怜的事 他们是非常小的孩子我们试图 让他们成为好公民所以这个疯狂的脾脏变得完全地不受控制它开始产生血细胞这些血细胞变成恶意的它们随机地运动当一个细胞变得 非常大的时候恶性肿瘤就发生了尤其是有时候当我们 也是非常恶意的人的时候你希望在社会中 成为独一无二的人吞噬每一个人 侵略每一个人在这些竞争中 我们希望自己拥有一切当你老的时候你发现你的双手颤抖双脚颤抖 你不能正常地走路或者你发展出一些疾病比如说心脏病 或中风这个事业上的竞争非常有竞争性竞争是为了什么每个人都应该能够在与其他人的关系中 得以成长举例说,如果只有 你的鼻子长得像这样而不是在你的身体 或者脸上的关系中成长其余部分将会发生什么只是凭借你一己之力我是独立的然后你开始在没有与社会中 与世界上的其他人其他部分的 关系和协调中成长然后你变成恶意的你失去所有的平衡你不知道你在做什么这是悲剧当它发生在 我们身上的时候我们是如此的自我导向以至于剧痛不能被感觉到直至你到达一个阶段 在这个阶段你突然发现一个人行走在英语中你称它为 ga-ga美式英语你发现他们不能说话我曾经在巴黎 见识过一些人年纪不是很大 比我要年轻走进一辆公交车他们非常大声地说话各种法语单词然后我问 他们在做什么他们说,母亲 他们在谈论最后一战我说为什么他们说他们就是这样说话的方式 他们走了他们是 你要怎么说,夹板之外因为你正蹦蹦跳跳地 朝地狱奔去这个过程将会在我们的社会中 产生一些非常滑稽可笑的人他们非常的神经过敏他们急扯他们的头 脖子,每一件事他们的孩子是如此的 具有侵略性不可能理解 为什么他们会如此行为我们必须要明白我们是整体的一个部分任何不是在与其他人的联系中所完成的事情能给世界造成可怕的问题而这些问题正在制造之中就像我曾经 告诉过你们的第二个能量中心对于 现代人非常重要因为当你 开始思考得太多你就是在用你右边左边就会冻结通过加快你的思维过程思考太多关于未来的东西 有太多的计划当然大多数计划都白费了这种浪费在思考上的精力让我们发现我们 其实没必要思考这么多我们原本 没必要这么泄气在某种程度上计划一点用都没有假使我必须 来到这个大厅我不认识E是它绕过去穿透所有柔软的地方让它自己非常明智 和合理地嵌入进去并且利用那块岩石用岩石去将树稳固所以当我们尝试去 支配他人时我是说那些世故的人 你越是老练你的自我也便越老练带着这些精于世故 你非常的满足,对不起所有这些东西都在那儿但是在内在一个 大大的自我先生开始发展起来就像一个气球一样它挤压你的超我然后超我降低现在位于 两个地方的缝隙这个缝隙本来应该在这个地方 但它不在那儿了自我压制超我直到超我开始看到这个巨大的自我然后这样的人开始逃逸开始需要酒精酒精可以让超我升起或者开始尝试毒品尝试生活中 各种各样的逃逸方式以图从他的自我中挣脱出来 因为他无法忍受它了现在摇摆不定开始了自我和超我开始摇摆这就是为何你会看到 一些完全混乱困惑的人们此外,总起来说现代全部的问题是在混乱状态之中最后的审判已经开始只有通过唤醒你的灵量你才能审判你自己并纠正你自己你才能进入天国这些混乱实际上已经 将人类引入如此疯狂的危险的年代所以霎哈嘉瑜伽不得不来到这个地球上去一劳永逸地解决这些问题在得到自觉之后当你发现你通过昆达里尼被唤醒它是如此的卓有成效我曾经见过人们 一夜之间放弃许多事情我知道有一位老人非常老的男人 在新加坡他非常出名,很富有是一位非常知名的人士他得到他的自觉他告诉我一夜之间我放弃了赌博我放弃饮酒放弃了赛马这些都是逃避生活的方式都是逃避因为我们如此 厌烦我们自己想象一个人被囚禁了如果他被囚禁 在一个美好的地方他理应不感到心烦归根到底面对你自己 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这是我们拥有的 最美丽的事情但是由于我们 是如此害怕我们自己以至于我们不想一个人有其他人在会要好一些然后即使当真的 有其他人进来的时候我们也不想直接面对他我们还要有一些东西 摆在中间比如说一瓶啤酒 或其他的在自觉之后你第一次开始享受彼此你第一次开始感受到 另外一个人的生命能量通过那人散发出来的 清凉的风你真正享受那个人的美丽这应该发生在 你们所有人身上你们所有人都应该拥有它这是非常重要的因为你是彻头彻尾的求道者但是首先你必须有自我判断你必须要明白 你在这儿不是为了与你自己玩游戏各种游戏都是可获得的工厂供应它们工业革命提供了这些所有现代的思想家 所有的书籍再加上来自印度的导师都在供应着这个市场因此画面是完整的没有混乱因为虚假 和谎言的背后是真实如果你看到上千朵假花你必须知道其中 没有一支是真正的玫瑰同样在虚假和幻想的背后是实相它在你的内在 是如此的美丽你必须通过你的 灵量的唤醒来获得实相简而言之 我现在将告诉你们其他的中心因为如果你翻阅这本书你将会了解所有轮穴的名字和知识 但是我将简短地告诉你第三个能量中心是我们追寻的能量中心通过它我们进行追寻是脐轮通过它 阿米巴原虫感到饥饿它寻求食物在追求食物的过程中我们来到有猛犸象 和大型动物的阶段但是它们是如此 难以驾驭的大型动物以至于它们不能维持自己因此智能动物到来在这个阶段它们中的有一些 也是非常讨厌的动物像狐狸等等然后非常有力量的 动物出现了它们有比它们 庞大的身躯更为有力的身体力量类似于这样 随着这样的追寻我们来到了一个点 在这里我们变成了真正的人类当我们成为人类我们开始追求 像财产一样的事物如果不是财产那么便是政治上经济上,社会工作中 社会事务中的权力最后我们追求灵灵是所有追求的 解决方案没有光你不能看见 这世上的任何事物没有灯光在这儿 我看不见你对我而言在黑暗中 你除了黑暗什么也不是我看不见它我不能将一个 与另外一个关联起来我不知道谁坐在这儿 谁在这儿听但是只要有光,你能 非常清晰地看见所有事情这就是发生的事情当你得到开悟你成为自己的导师这是追寻的结束在这个追寻之中 围绕着追求我们持守逐渐得以发展然后最终我们成为人类对人类而言 有10种持守在十诫中曾被描述过当我谈到十诫的时候一位绅士变得非常生气 然后说你是基督徒,你是基督徒 你是基督徒但是十诫是被当那儿还是犹太人的时候 书写的,基督徒没有写下它摩西不是基督徒 他是犹太人然后犹太人也对我生气因为我是一个基督徒摩西,亚伯拉罕孔子,苏格拉底穆罕默德,那纳克,伽纳卡老子他们都是原始宗师原始导师的原理 原始宗师他们化身在这个地球上是为了教导我们 如何持守我们的戒律他们教导我们反对 所有的酒精和激烈的事物基督没有谈论这些但并不意味着当他说他变水为Wine他是说让wine发酵你不能在一分钟之内发酵 你知道这点Wine是一个非常常用的词即使今天你将会发现Wine 意味着葡萄我的意思是说即使是葡萄藤子 也被叫做Wine即使是葡萄藤子的汁液 也被叫做酒现在为了区分 我们开始叫它葡萄汁但这也非常非常不准确你会觉得惊讶 这是非常大约50年前,人们可能 已经开始,或类似的在印度,也可能是国外我不清楚甚至今天 许多人叫它Wine raksasia在印度语言中 它被称之为Wine任何葡萄汁 都被叫做Wine因此有很多其他事情这些人告诉我们不要去做让你自己保持在中央现在我把 我们的错误分成两类我们的第一宗错 就是不相信全能的神会照顾我们克里希纳 曾明确地说过Yoga kshemam Vahaamyaham 意思是瑜伽之后 与神联合之后我会照顾你的福祉这意味着你 必须获得链接假设我不是 澳大利亚公民澳大利亚政府 为何要照顾我呢同样,如果你不是神的国度的一员或者你没有进入神的国度或者你不是神的臣民他就没有责任 照料你的福祉我是说 当然是神创造了你所以他会照顾你但是不能确定 他愿意照顾你人们对神的要求太多他们认为自己 已经获得联接他们对神的态度就好像随便翻块石头 就能找到神一样他们一直要求 请照顾我的儿子请做这个 从早到晚地祈祷这让人厌烦当你没有与神联接如果你也一直这样对待其他人类你会被抓起来这发生过我们生活在虚幻中我一直在祈祷上帝 给我这个并且我一直在做但是我们没看到 这是我们应得的吗我们是这个灵吗吗我们有尝试去变成这个灵我们已经做了各种努力 去变成这个灵当你是这个灵的时候 你会真正的得到福祉真正的福祉不仅能得到上帝的力量而且你变成了你自己的主人你自己的能量 开始显现出来这种追寻和环绕 其四周的正法被十大宗师照管着这是另一个中心 而在它之上的中心是宇宙母亲的中心她赐予我们安全感当它遭到破坏这种安全感遭到破坏特别是女性当她们觉得她们的丈夫 忽略了她们或是他们别的女人调情 或是别的什么那么这个中心 就会出问题当这个中心出问题时她们会生病如乳腺癌乳腺癌在离婚率高的社会 更为普遍我对此作过一次 正式的演讲你们可以从悉尼拿来 然后就会对此比较了解了现在你们可以 看到右边的心轮这是父亲的能量中心左边是母亲的中心心轮在一些情况下会阻塞比如当你作为父亲没有履行好你的职责或是你的父亲很早便去世了你可能很惊讶但这些是会发生的厌食症还有其他一些疾病都有可能 是这些情况引起的哮喘也是哮喘肯定是这个轮穴出故障导致的左边是母亲的中心我们自己 选择的父亲和母亲我们出生前选择了他们选择可怕的父母 是件愚蠢的事但你最好付出代价这辈子就付完最好为这些可怕的人付出代价这样下辈子你就不会再变成他们的孩子了但我们并不是要评判他们如果他们不%物质你受不了这样的人 我非常理解甚至有这样的妻子 这样的丈夫极其物质主义你真是受够了他们记下每件事必须知道每一个灯柱什么都要数清楚今天一位 采访我的女士问我母亲 你给多少人带了自觉你又治愈了多少人我说 你应该先问问太阳它使多少片叶子变绿 然后再来问我我从不记账不论是人还是钱我不会记录 我没有时间我从来不懂怎么记账下辈子我可能会作会计 (仅供参考)因此这个会发生在我们身上 当我们变得对抗我们的父母的时候我不是说你们应该继续和疯狂的人一起叫好友来打你是没有用的这是对的但是你不需要判断他们你需要离开他们 远离不要让他们在出现在你们的 生命中,这是对的但是如果你对他们有兴趣或者和整天和他们作战然后你就会明白这个心轮我要说在这方面印度人 是非常明智的他们非常的明智他们和父母的关系 处理得很好然而这些父母也 同样的非常明智他们爱他们的孩子他们给予一切 他们要给孩子的孩子开始真正的 爱自己的父母直到他们死 他们都照管他们这个结果当然是非常坏的因为这儿在所有 西方国家的父母还处于一种结婚时的心境我的意思是他们是 新娘和新郎你看他们从来没有变得 足够大来成为父母甚至于你会发现 一个八十岁的老人娶了一个十八岁的女孩我是说这样的事情总是发生上天知道那是什么样的理解力但是所有发生的事情可怜的小孩不知道哪个父母被选中最后的审批开始了现在要做什么现在你把自己放在 他们的位置上想想你会怎么做当你知道如此疯狂的父母今天他们结合了 明天他们离婚了在街道上他们会接吻互相拥抱做各种各样没有意义的事情她们会非常的尴尬如果你问他们 你们打算去哪儿他们会说他们 正准备离婚的事这些荒谬的事情正在发生因为如此小孩不愿意出生在这些地方像英国德国 瑞士每一处出生率开始向负增长特别是德国 西德和东德所有的事情人们会给许多钱给一个妇女如果她生了三个孩子她会挣比他们总理更多的钱但是妇女还是不想生孩子他们想自由、独立 他们不想成为母亲结果可怜的印度必须容纳所有 现今出生的孩子我们被指责人口过多现在怎么办我们必须承担这个负载因此这是你的责任去看如果你不生孩子至少对那些生孩子的表示同情和最大的理解不要责怪他们 每个人都跟我说你们的人口问题怎么办我告诉他们现在 谁应该为我们的人口负责因为在那个国家 即使你有14个孩子他们都爱所有的孩子我们不是那么自我导向他们的心没有关上他们不是如此没有感情没有孩子的人都会去各个圣地祈求祝福 让他们得到孩子得到一个孩子在印度是如此的有福孩子是如此的重要但是他们所犯的错正好与你们相反那些发展中国家的错误在于他们不相信全能的神将会照看你的一切他们不相信 他们天父的力量因此他们犯下 违反天父的错误或者说有反天父的罪行当你不相信天父的能力贿赂、腐败 各种各样的事情发生投机取巧、金钱 所有这些事情都在发生然而在印度我不会说一般人是不诚实的也许我们的官僚是这样政客们、商人们是这样但是印度的普通人 是非常诚实的但是这样的事会发生另一方面,你看假如一个印度人来到你家你要小心他可能偷走你家中的 任何东西而逃跑任何东西但是如果你一个美国人到你家你要小心你的妻子他会带走 你的妻子或者女儿如果一个英国人来了他会用一种更狡猾的方式英文他是一位学者因此他会读诗给你妻子听到了晚上你就发现妻子没了这是很重要的我是说妻子逃离将会造成问题对家庭根本的问题试想在一所房子里有孩子有丈夫厨房所有这些场所每个人都睡得很香清晨他们发现这个房子的主要支柱没有了 所有这些都垮了会给孩子们带来什么影响没有人想到没人了解也许他们以为他们正在相恋所以他们必须离开男人也是一样男人与女人没什么分别但这是反母亲的罪妇女必须值得 尊重并得到尊重家庭主妇在我们内在的位置在左边脐轮如果一个主妇主妇的神祇 不在我们家中不是指那个女人而是说主妇那我们的脾脏会出问题我们会得 孩子们会变得疯狂为什么这么没有纪律性今天有人问我为什么人们要杀里根我说,问问他母亲她一定是跟在孩子后面 从早到晚所以他要采取行动或者说这是他的反应这些事怎样发生的家庭中有一个基础有一个安乐窝在你家中你必须在这个安乐窝里生活作为父亲,母亲照料你的孩子孩子们是整个人类世界 最重要的让政客们去地狱吧,让经济学家们 去干自己的事业但是孩子需要得到照顾这是你最基本的责任但是在印度 我们走向另一个极端我们照顾孩子的时候我们不介意以孩子的名义 出卖我们的国家我感觉我们生活在两个极端犯了反母亲的罪也犯了反父亲的罪但我们犯了反母亲的罪是像澳大利亚人 我现在是澳大利亚人让我们面对所发生的事绝对的 我们在感情上被自己所束缚我们自我折磨我们生活在虚假的事物之中如果一个妻子想与另一个男人私奔我们甚至会为她 买张度蜜月的机票因为我们是 考虑周全的好丈夫妻子们也一样如果她发现丈夫对别的女人感兴趣她不应该嫉妒霎哈嘉瑜伽不能这样丈夫必须尽丈夫责任他应该让妻子操持家庭女人应该像个女人她必须注意孩子们没有任何危险我们无权如此伤害别人我们不知道伤害有多深我们让自己的妻子 丈夫患上癌症我们造成各种各样的可怕疾病精神折磨我们把他们逼疯因为我们的疯狂、任性对自身情绪的浅薄的认识一个男人开始寻找另一个女人然后他又去找别的女人找了10个女人然后有十个男人去找了10个女人最后到了精神病院或孤老院在英国我看到一个邻居有一所巨大的房子他死了,他是个老人你会诧异人们一个月以后 才发现他的尸体因为那里没有家庭观念 没有连只老鼠都不会钻进这房子你能想象吗在思维上也发生这种情况我很独立 我是个人主义者我是独一无二的如果你真的是个人主义者如果你真的成熟了你会知道集体会更好你会明白你是整体的支撑因为你成熟了毫无疑问孩子们是不成熟的他们会这样行事我们有责任我们必须在观念上 接受兼容共存我们在印度没有这些荒谬 我们非常自在我们生小孩 没问题我们没问题为什么你要追逐这些浅陋的想法你将对所有这些 可怕的疾病负责所有这些男人 和女人们得上的病孩子们也会受苦如果你要做慈善最好先从自家开始最好对你的妻子对你的丈夫仁慈对你的孩子仁慈不要有坠入爱河的概念你真的会坠落 也让其他人坠落这是个概念仅仅是个概念我想有些可怕的人 向你灌输了这个概念如果你真的坠入爱河为何你转身 跟其他人结了婚你陷入 跟另一个人结了婚然后准备再跟 另一个人结婚你牵着一个人的手这个人应该是你的爱人 或随你怎么称呼但同时你眼里还在看其他人这种想法是绝对错误的你必须在爱中成长你的孩子也一样是你的陪伴他们是一辆马车的两个部分一个是左边 另一个是右边他们不是不平等 他们是平等的但是他们不是同样的他们有各自的作用女人必须勇敢地 承担她们的责任作为母亲的责任 我经常这样说,看看我我是一位母亲不管怎样我认为我做得非常好现在如果我开始想,神啊我是一位母亲但是我必须知道如何驾车这样我就完了我必须知道怎样开巴士我必须知道怎样开火车有什么用呢我看见一个摄影师来见我他是来给我拍照的双手满是泡我说先让我来治好你的泡吧你要怎样给我拍照我问你做什么了,拍照吗不是 他说我去了一个森林砍了一些树 我说,为什么你是一个摄影师 你的手是灵巧而柔软的你为什么要毁掉 你手指的灵巧性他说,我们还必须做点 其他的事情我问,为什么必须你看鼻子不会做眼睛的工作眼睛也不会做耳朵的工作你为什么必须做 你的手全毁了就是这样我们认为男人很伟大因此我们开始说让我们去做男人的工作吧男人们想为何女人们要变成这样你们是互补的你们永远相互陪伴你们是一架马车的 两个漂亮的轮子这需要在你内在成长成熟当这个中心枯竭你就会患上 这个中心的问题你会得哮喘、肺结核以及乳腺问题男人患上哮喘 非常严重的哮喘以及其他肺部的问题最后也可能发展成为肺癌当你用右脉过多 而工作太过努力时你是自我导向的这个自我发展得如此之大以至于你的左脉受到忽视你变得没有情感那个时候你的心脏给予 一个信号你得了心脏病有时候当你行动过多你可能不会有心脏病但是你可能会大脑瘫痪我们专心致志于 毁灭我们自己这种毁灭是来自于我们内在而非外部一些人会试图吓唬你这将会发生因为太阳已经在这样做了这没有什么它们全部在你内在 毁灭已经开始发生你们正面对这些因为你们不能接受它你们必须接受这是一个挑战我不会允许我自己 被周围愚蠢和荒谬的观念所毁灭然后在你自己的决断力 和荣耀之中你将会得到惊喜 在自觉之后你将会变得富足但是如果没有自觉 我不知道它变成一个又一个的演讲 只是洗脑而已这件美丽的事情 要在你身上发生一旦你发现在你 内在存在着的美丽我曾经见过许多人 一夜之间发生改变一夜之间它就发生了我希望今晚 这也能够在你们身上发生今天我跟你们谈论了 这个能量中心稍后我将会对你们谈论在这儿和那儿的 另外两个能量中心自觉从边缘系统里在囱门中发生在梵文中这被称为 Brahmarandra非常感谢你们 愿神祝福你们如果你们有任何疑问请问我但是问题应该是一些有帮助的问题而不是一些争吵我在这儿不是为了 和你们吵架的如果你不想得到自觉 我也不会强迫你们请不要为任何其他的组织 或其他的导师辩护因为我不感兴趣我只是对你们感兴趣我看到你们闪耀的光芒这是为什么我只是对你们 感兴趣,我不在乎别的人所以你们不要尝试 提出其他的观点说这个导师说 这些、这些一个人是这样说的 在某本书上你还没有得到你的自觉如果你得到自觉了 你可以出去如果你确定你已经得到过自觉了 我不想将自觉强加于你没有对任何事情的争论这儿没有选举在进行 没有你不能给予我任何东西这儿没有买卖,这是神殿 你来到这儿是为了得到祝福好吗,现在你们可以问我问题 非常感谢你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