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年代 Plaw Hatch Hall, East Grinstead (England)

新的年代  英國1980年11月16日
你可以把對霎哈嘉瑜伽極之感興趣、非常委身、對霎哈嘉瑜伽有熱誠,感到霎哈嘉瑜伽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挑選出來。
現在,你們應該已經意識到你們是屬神的人。你們必須準備妥當,拿起新世代的旗幟,把霎哈嘉瑜伽轉化成偉大的瑜伽,令霎哈嘉瑜伽成為靈性上遼闊的領域。你們就是渠道,正要產生這種能量。若你只是渠道,那麽,你要肩負的責任便小得多了。
霎哈嘉瑜伽是另類的生命過程。你或許有留意到,當你得到自覺,它首先會改變你,接著再改變其他人。你的出現,開始改變他們。你的存在,開始改變氣氛,改變負面能量這精微的問題,全都得到解決。就像一棵樹,當它開花,花朵發出的香味,令四周散發一種不同的氣味,把蜜蜂吸引到來,採摘花蜜。同樣,當一個人得到自覺,得到啓發,他開始吸引別人到他哪裏去。但你必須緊記有關霎哈嘉瑜伽的以下幾點,就是你首先得到光,接著才發出光。這是在其他生命過程中不能做到。以你的意志,你的洞悉力,你的自由,你自自然然的發出光芒。例如一棵樹可以生出種子,種子也可以長成大樹,但種子不能再生成為種子,它們沒有這個意志(will)。在這裏,種子代表人類。只有人類擁有意志。現在,你的意志啓發了你。以你的意志,你得到重生,或你可以說,你藉著霎哈嘉瑜伽得到重生,能走得更遠。這是一種非常微妙的理解,當這枝爉燭被光所點亮,光不能以它的意志點亮其他爉燭,某人必須負起這個責任。所以在霎哈嘉瑜伽,你的意願是非常重要。「你有什麽意願。」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意志(will)並不代表欲望(desire)。意志即欲望的實行。你要做的是把你的欲望付諸行動。你是可以做到。首先我們必須知道要擁有欲望。毫無疑問,欲望已經存在。你們已經被分類為求道者,我的意思是你們都是這一類,你生來已是求道者,你不能擺脫這個身分。你是求道者。無論你們有什麽問題,無論問題出自何處,無論你們犯了什麽錯誤,你們都是求道者。求道者就是求道者。例如,在這個房間,你看到有多少枝燈?兩間房間加起,最多有六、七、八、九、十、十一支。在這房間,只有五支燈。每個人都不是光,但你卻是光的施予者,那是藉著你的意願而達成的。我們的意願該有多大的力量?我們對我們的意願該有多少的委身?我們必須徹底了解我們內裏的意願。當你開始為霎哈嘉瑜伽工作,你便意識到,霎哈嘉瑜伽是多麽重要,它給予整個創造_______在神的眼中和在上天的力量裏______真正的意義。這是必須成就的,這就是生命的目的。很令人驚訝,是在你的意願而非我的意願下成就。我沒有意願,沒有行動,是你的意願把它成就,所以你必須委身。現在,你衡量審察自己,我的意願有多深?那些講座幫助你看清楚,你有多大意願希望霎哈嘉瑜伽能夠成功,這是第二點。要令霎哈嘉瑜伽成功,我們該做些什麽?我們必須明白霎哈嘉瑜伽的基礎,嘗試看看自己內裏:「我們是否明白這基礎,是否擁有支撐這基礎的質素?」
霎哈嘉瑜伽最基本的是你必須成為靈體,那麽你的身體才會散發靈的力量。這是霎哈嘉瑜伽最基本的。到目前為止,在所有宗教,所有偉大的經典中,甚至在聖經或薄伽梵歌中,都有描述你必須有信念(faith)。信念這個字,在這些經典中,從來未有闡明過。大多數人視盲目的信心是唯一相信的途徑______必須盲目去相信。那是必須要澄清。但他們保留這偉大的辭彙︰信念。他們確有用「盲目相信和信心」這些字句。這樣人們開始以盲目的信心成就事情。例如,當你走在路中,你說你正在想著神,忽然,你看見一隻金介子,便認為你對神的信心得到証實,祂幫助你獲得一隻金介子。又例如有人離婚,他向神禱告後,離婚便沒有發生,那是因為神的幫助。但這類禱告可以有另一種的理解。人們可以說,完全不相信神的人也能很成功,你又怎樣解釋這種情況?他們沒有信心,他們實際上並不相信神,卻生活得非常愜意,你又怎樣解釋這種情況?
霎哈嘉瑜伽有另一偉大之處,就是它啟示了所有以前曾經用過的偉大辭彙。因為人們還沒有得到自覺,所以不能對他們講及信念,或盲目相信,或真正的相信。因為若他們沒有雙眼,你又怎能告訴他們什麽是光又或什麽是黑暗呢?所以這個時候,信心支撐著你。怎樣去支持你自己?第二點是你必須有信心,有信心會得到救贖以及你是個靈。
第三階段是今天,令你明白,得到自覺給你體驗,令你建立信心。不是盲目的信心,而是開悟的信心。例如,你走進這房子,看看內裏有什麽,跟着便有了信心,就是這樣。因為你看過,所以你相信。現在你看到「Sakshat」。Sakshat的意思是你藉著五官的感覺而明白整體,這就像以陽光來証明那麽清晰。那是真實的事物,不需猜測,也不只是空談。所有在經典中運用的字句都是啟示。它代表在你的生活中,你看到這些啓示在發生。就像我說︰「Ha」,靈量便會昇起,你已經看過很多次了。我說︰「Ha」,你便開始感覺靈量昇起。只需要說︰「Ha」、「Hoo」、「Hee」,你便得到生命能量。那是絶對存在的,現在你可以自己去感覺。那是沒有只是______「那是不會發生,或許可以成事,或許不能成事,可能是真的,可能不是真的。」所有這些不確定都不存在,那絶對是真的。
但首先,你必須變成你的靈。若你不明白靈,就不能明白神。靈本身很敏銳,毫無疑問,它是存在的,它就在這裏,必須在你的注意力下才能發出光芒。你必須知道你的注意力與靈是合得來的。若注意力與靈合不來,靈不會發出光芒。靈在你的注意力穩定時,才會發光。以平衡來把它穏定下來,你要處於穩定的狀態。平衡你的思維,平衡你的雙眼,平衡你的欲望。嘗試平衡它們。平衡你的自我和超我。若能做到,你的注意力將會大大的得到平衡。
現在你要怎樣處理你的意願?首先,因為你有欲望,所以才有行動。我往那裏去?我做些什麽?我是求道者。這是否求道者應該做的事情?馬上你便得到平衡。所以必須有平衡。首先是平衡自己。任何極端的行為必須得到平衡。任何對生命極端的態度必須放下。現在你發覺意願作出反應,處於相反的方向。例如,人們變得頑固,他們不接受自己必須保持平衡。他們說︰「啊﹗我很妥當。」他們作出各樣的解釋,以顯示他們是妥當的。你向誰解釋?你只是與自己對抗爭扎。為什麽?因為你仍未與內裏的自己完全融合。
所以第二點是整合,整合你的注意力。得到整合是當你做任何事,你希望同樣事情會發生,你享受同樣的事情時,才會得到。若你想著其他的東西,你便發覺整合常常令你的注意力搖擺不定。若你想著你的靈,只想著靈的快樂,靈常常都是快樂的,你可以怎樣令靈快樂?只要說︰「我想我的靈快樂。」當你這樣說時,你也想你的注意力快樂。若你想保持注意力快樂和愉快,完全與你的存有而不是你的自我變成一體,那麽你便需要運用判斷力。所以在平衡和整合中,我們到達第三點,就是判斷力,因為你是霎哈嘉瑜伽的資深練習者,非常資深的學生。現在你知道怎樣分辨事非。什麽可以接受,什麽不可以接受。
批評別人是非常容易,訴說別人的錯誤是非常容易,但看看自己的錯處應該是更加容易,因為你不能糾正別人,只能糾正自己,就是這樣簡單。像你的女兒與一個男士結婚,若他們出任何問題,把問題告訴你的女兒比告訴那個男士好,因為她是自己人。同樣地,糾正自己比糾正別人更好。若你能看到阻礙你糾正自己的自我,糾正自己會比較容易。那麽誰是得益者?誰人得到祝福,霎哈嘉瑜伽的祝福?
在我們內裏的頑固舊習慣,必須以極大的判斷力和以霎哈嘉瑜伽的訓練來分辨出來,你甚至有能力理性地看到你的判斷力。我曾經看過,某些人常常走同一條路但仍然極之謹慎,他們知道要到達目的地,該在那處轉彎,那個彎位不用走,那個彎位必需要走。這象徵你已經成熟。所以你必須謹愼。還有,你擁有生命能量去引導你怎樣辨別是非。有時你也會錯過它。所以,若你能以理性來分辨,嘗試找出什麽是錯,我是否正在犯錯,你便可以很容易明白我是否正在犯錯。最好查看自己是否犯錯而不是別人。因為是你在駕駛車子,是你在控制刹車制而不是別人。有趣地,每一個人都在駕駛別人的車子而不是自己的車子。所以若你有判斷力,你可以理性地知道怎樣糾正自己。現在你的理性是絶對的合乎邏輯。在此之前,理性並不合乎邏輯。在得到整合之後,你的理性變得有邏輯,它告訴你︰「不,這是錯的,你不可以這樣做。」你現在什麽也知道了。我並不認為你需要任何資料,意思即只要你想及任何事物,你便得到答案。那全在你的腦海中。全都開啓了,唯一我要說的是︰「發展你的辨別是非能力。」若你沒有判斷力,你必須發展這份能力,你必須成長,必須成熟。那麽,我們便能從判斷力發展出洞悉力。當我們分辨是非時,我們只需找出自己的錯處,謹慎地糾正它。為什麽要告訴別人?我們該怎樣做?若你到達這個層次,你甚至可以捕獲在你四周飛舞的蝴蝶,或從樹上下跌的一小片樹葉。我的意思是若你在這個層次,我永遠不會對你作出這樣的測試,但你並不在這層次。你能承受比更大的考驗,玩玩這些遊戲也不錯,對嗎?不然為什麽有人會遠足。除了遠足,人們為什麽游泳?我的意思是為何不只坐在岸邊,觀看四周不是更好嗎。或甚至為什麽要走近河邊,這樣你可能會著涼,還是坐在屋內比較好。還有,為什麽把燈亮了,你可能看到某些令你感到害怕的東西,所以還是去睡覺比較好,但為什麽去睡覺,你可能會作夢。在這些情況下,若真的發生,我告訴你,不要再數算了。我們是士兵,我們必須發展對各式各樣的人的免疫力。各式各樣的霎哈嘉瑜伽練習者到來,因為大門很寛濶,各式各樣的人都能進來。他們可能有一百個或甚至有一萬個亡靈附著…「來吧!無論是什麽種類的亡靈,我們也懂得應付。」我們就是要採取這種處事態度。因為我不能放棄你們任何一位。我必須給予每一個人機會。是你有分辨心把那些人趕走。我不能這樣做,很對不起!有些人來到,向我呼喊、侮辱我、找我麻煩,不要緊,他們會沒問題。當他們絶對沒有用途時,我會把他們放在進化之外。直到最後,我仍會繼續嘗試。若我發覺他們有任何輕微的改善,我也會捉緊他們。對他們,我可能更辛勤地工作。他們可能比其他人更親近我。若他們迷失,我必須照顧他們。所以你們要緊記,這是你們的責任,好好處理母親沒有時間處理的事情,這就是你們要有的質素。擁有這種質素的人,所有神祇和天使都向你們敬拜。祂們會把注意力放在你們身上。你們甚至看到太陽也到來,它就在這些雲裏面,你必須迎上來。
很微小的東西如集體,就是霎哈嘉瑜伽的開始。若你不想成為集體______霎哈嘉瑜伽並不是為個人而設。在六七年前,我在英國已經這樣說,在印度或許十年前,我已經這樣說,你們來到這裏,是要成為集體的存在體(collective being),因為靈是集體的存在體。靈的特質是集體的存在體。它是集體的一部分。它與集體絶對是一體的。它是那樣集體,以人的層次,你是想像不了它有多集體。例如,昨天我批評了薄伽梵歌,藉由我說話,喉輪就開啟了,克里希納就坐在這裏。我與神祇完全沒有分別,都是一樣。我是克里希納,我是瑪塔吉,我是耶穌基督。太多的一體,你不能想像有多少一體在此。一體就是這樣和諧地存在著。
所以若我們想靈在內裏充滿生氣,在我們內裏閃燿,我們必須知道怎樣與別人相處,怎樣與別人說話,怎樣去作出判斷。當然,正如我所說,有些人你是完全不需要理會。他們對霎哈嘉瑜伽沒有興趣,他們反對神,反對基督,忘記他們吧。他們正在步向地獄,你不能阻止他們。首先處理單純的人。若某人在我的注意力之下,你們必須接受他們。若是你自己,則不用在他們身上浪費精力。我並不是說你要走到其中一處亡靈的地方與它們打架,不是這樣。若有可能,看看可不可以成就事情。但不要浪費精力在人身上。正如耶穌基督所說︰「不要向卑賤的人投擲珍珠。」因為在卑賤的人中,活著各式各樣的寄生物。
在集體中,霎哈嘉瑜伽士和參加霎哈嘉瑜伽的人,必須完全融合和連接,享受共處。你們每一個人都是漂亮的花朵。我曾經見過,有些人比其他人更依附剛來的人,例如被鬼附的人來到……在印度,有一個很好的例子,一個常常來的女士被鬼附著的。她每一次來,都坐在前面,她從不坐在後面。當錄影帶開始播放時,她像這樣的不停移動。我在她身上嘗試了很多方法,其他人也試過其他的方法,也不能把她治好。她只有興趣這樣做。她為我寫詩,她想把她的詩讀出來。這是非常為難的事情。我告訴她︰「不要把詩讀出。」因為亡靈通常都會從她的詩中走出來。我們已經用了很多不同的方法告訴她,但這樣的情況持續了一年,她仍然沒有任何改善。她為所有霎哈嘉瑜伽練習者帶來這個問題。她是所有亡靈進入霎哈嘉瑜伽的媒介。我多次告訴她︰「你還是不要來比較好。」我非常坦白的告訴她,跟著我說︰「請你離開這裏。」第二年過去,她仍然沒有聽從我的話。我便告訴她的丈夫,若她再來我們的講座,我們會報警,所以她丈夫阻止她來。但你們知道,人們是那麽有同情心,為了這樣的亡靈,卻看不見她正在反對母親,反對霎哈嘉瑜伽,她還把各式各樣的亡靈帶來,為什麽母親常常叫她不要來?當我離開後,她再次來。每一個人都告訴她︰「不要再來了。」但一些同情她的人說︰「她是個女士,為什麽你這樣說她。」當她肯定要來時,人們告訴她︰「若你不離開,我們會把你趕走。」她仍然不肯走,就坐在這裏。有人把她的錢包踢出外面。我的意思是就算用手觸摸她的錢包又怎樣呢,跟著她起來,找回錢包,因為若錢包不在,她不能坐在這裏。自此之後,她不再來,離開了。跟著有一些信寄來,說︰「這樣的言行,對霎哈嘉瑜伽看來不太好,把別人的錢包扔走,這種事情不應發生。」我說,這就是沒有辨別是非的能力,若她是亡靈,你叫她不要來,她在這裏並不受歡迎。她不可能成為女霎哈嘉瑜伽士。她不單不是求道者,還是亡靈的媒介。她仍然找我們麻煩,那麽,誰會同情她?自然是同樣被鬼附的人。他們同情與他們一樣被鬼附的人。她不是女霎哈嘉瑜伽士。
集體必須與霎哈嘉瑜伽士一起而不是與其他人。因為若不是這樣,那就是虛假。就像說︰「我們是兄弟姊妹。」「你好嗎?」說這些話時你並無任何感覺。還未在你內裏被喚醒。若一片葉說它是花朵,它可以變成花朵嗎?葉就是葉,花就是花。花朵與花朵之間,必定有集體。因為它是自然的東西,自自然然的存在。這是人們其中一種不懂分辨的事物。你們在一起卻互相爭鬥。但當有外人來到,「來吧!請坐下。」我驚訝地看到這樣的情況發生。
是你們是我的孩子,是你們說著同一種語言,是你們知道所有事物,是你們被人覬覦,你們都是王子______他們卻仍需努力才可以做到。這是你們與他們的分別。你們坐在自己的榮光之下。聖人必須俯伏在其化人的腳下這念頭對你並不適用,你是國王,你活得像國王,你必須與世俗的人保持距離。當然,不要容許你的自我發展。要明白你不會享受你的王國,除非你令更多人進入。你必須令更多人進入,要保持尊貴,你在這層次,保持平衡。對待任何人都以同樣的態度,「你們是連在一起。」你們都是聖人。你們必須假定,假定你有力量,沒有驕傲,你就是這樣,有什麽值得驕傲呢?我的意思是你是已得自覺的靈,就是這樣。怎能意識到它呢?你就是這樣,你很有見識,你就是知識。當你明白這一點,你的分辨是非能力便發展得更好。你不會看不起任何人,不會放棄任何人。他們與你是不一樣的,這原則你必須知道。你不是比別人高或低,只是與別人不同,他們是不同的。他們必須加入你,必須變得跟你們一樣。你不能變成這樣,但他們卻變成你一樣。所以判斷力是非常重要。在霎哈嘉瑜伽中,令我們成長的其中一種重要因素是明辨是非能力。要信任霎哈嘉瑜伽士,不要信任非霎哈嘉瑜伽士。與霎哈嘉瑜伽士比較,永遠不要相信非霎哈嘉瑜伽士。霎哈嘉瑜伽士是你的兄弟姊妹、你的伴侶、你的所有。其他人是其他人,他們是其他類型的人,你是另一類人,他們不是你的敵人。他們也可以來到你這一邊,但他們與你不是同類,你必須明白這些,那麽集體才變得強壯。你必須知道,互相鬥爭削弱霎哈嘉瑜伽的力量。互相生氣削弱霎哈嘉瑜伽的力量。試想想,若渠道互相爭鬥,我們如何可以輸送能量。所以,我們先要令自己的渠道暢順,並明白若把所有渠道放在一起,工作會成就得更好。我們必須團結,要感覺到這份團結。
當集體受騷擾,你們能否告訴我那個能量中心受感染?……是喉輪和頂輪______因為我是所有神祇的集體。所有能量中心都在腦袋中,在頂輪中。第三點,當它超越某層次,你的心輪便有阻塞。當阻塞在喉輪,頂輪和心輪,這個組合有阻塞,或額輪的左邊或右邊也加入,你便發展出十一種毀滅力量(Ekadasha rudra)。我們怎樣藉著左和右喉輪傷害人?那是非常明顯的。例如,你右邊喉輪有不妥,我到過日本,日本人有某些奇怪的念頭,對他們來說,害羞和羞恥是沒有意義的。一個國際大公司的主席來酒店見我。在他的口裏,有像猴神哈奴曼的很大白色的東西。我問他︰「那是什麽?」他告訴我,那東西就像這樣在他的鼻子上。我看到他的右喉輪嚴重阻塞。但我仍然不明白,所以他說︰「很抱歉,女士,我放這東西在這裏是因為我染了傷風。」所以他們把這東西放在那裏。無論你要接見女皇或其他人,他們都把那東西放入,因為當你染了傷風,其他人也會受到感染,傷風是最快的傳染病。現在你染上傷風,我也受感染。若你感染傷風,便知道若別人感染傷風,他會說︰「今天我染上傷風,請你不要來。」若你不想到任何地方但必須找藉口,你可以說︰「我染上傷風。」好吧,不用來了,沒有人會介意。這就是右喉輪的問題,你能清楚的看到。左喉輪的問題你則看不見,只能去感覺。左喉輪產生各種社會問題,各種政治問題。例如,右喉輪好的人是演說家,他們必須說很多話。他們可能因為說太多話或保持沉默而令右喉輪產生問題。偏向左喉輪的人會說些諷刺、可怕、可厭、狡猾、不具侵略性但歪曲性的言論。他們可能令人陷入困境,他們不相信這樣做會直接殺害人,他們只想把事情弄糟,令人感到為難。左喉輪和右喉輪的關係很密切,親密得像錢幣的兩面。一面是壓迫,所以偏右脈的人與別人交談時,他們令人感到有壓迫感,他們說些令人感到壓迫、極之有壓迫感的說話。我們曾經看過有人是這樣說話的______自負的、有壓迫性的東西。就如我告訴你,偏左脈是狡猾的人,所以他們會這樣。偏右脈的人因太有壓迫感而破壞了他與別人的關係。例如,某政黨的人站起來說︰「我是合適的人選。」另一個人會說︰「我才是合適的人選。」政黨與政黨之間的關係被完全摧毀,他們不能融合。另一邊也一樣,不能融合。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就在狡猾之中下降,以不正當的性愛結束。當你走到某人的家,你看到有個朋友暫住下來,他是與母親私奔,這樣荒謬的事情就是這樣發生了。當你不了解社交生活是純潔的關係,這種荒謬的關係令左脈下跌,產生問題。所以在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上,右和左喉輪扮演著非常重要的角色。
跟著是頂輪,你們知道什麽是頂輪。人們想評價我,他們有權這樣做,我的意思是我不能說不,你可以評價我,你可以做任何你喜歡的事情。我是說我不能說你不可以評價我。所以我們不可以說你不可以評價我,我不可以這樣說,你繼續評價我。那麽你是用什麽尺度來評價我?我是偽裝,只是一個泡沫,這樣模糊的性格,你可以怎樣評價我?有沒有任何方式評價我?你永遠不能捉住我,那只是偽裝。首先,我並不傲慢,沒有自我,沒有任何行動。你可以在何處捉拿我?相反,我擁有這種特質,為你帶來了問題,我就是摩訶摩耶(Mahamaya大幻相)。你不能明白沒有傲慢的人。因為你能好好與我談話,你可以非常甜美,或你可以只是坐在我的身邊,忽然你感到你並未意識到你正在與誰談話,忽然你感到你正在做一些沒有意識的事情。因為我正在玩遊戲,我極之友善、極之和藹的對待你,完全沒有傲慢。你見過一些有地位的人,他們的鼻子就像這樣,我卻常常低下頭,我只有幽默。你怎能理解我身處的位置?你外在看不見任何徵兆。我頭上沒有角,我不像電影明星,我是那樣單純,那樣甜美,沒有任何事情令你感到我真的很偉大,我是絶對平庸,普通的,極不平凡中的平凡,這是人們不能明白的,對沒有得到自覺的人這是沒有不妥,藉口,但你卻能感覺生命能量,你是透過我而得到自覺,我必定有某些特別,你就是要這樣去理解我,必定有某些巨大的東西在這身體內,若不是這樣,這是不可能發生,對你們來說,這是非常明顯的。
你們必須明白,到目前為止,無論是克里希納、耶穌基督、羅摩,或任何人,都不能大規模的給予人類自覺。祂們有其他力量,像克里希納,祂擁有Samhar力量(Samhar shakti),祂可以像這樣殺死任何人,我也擁有這些力量,但表面上,我卻是個非常平庸、普通、世俗的印度女士。耶穌基督有力量令自己被釘十字架,我也可以。但我不會做所有這些事情,我也擁有救贖的力量,為什麽我不運用這些力量?你們要明白,現在最主要的關注是提昇靈量,因此,並不需要這些力量。給予人類自覺,被釘上十字架有什麽用呢,誰人去提昇靈量呢?我很樂意做提昇靈量的工作。我的意思是若我是處身在那個時代,我會說︰「把你的十字架擱置一會吧,我遲些才需要用它。」現在毀滅人類又有什麽用呢?讓我們看看有多少人在附近,所以,你看,那些力量是不需要的。今天最需要的力量是提昇成千上萬的人的靈量。
我的人生就如你,如你一樣會年老,我是說現在我應該是老年,我會像你一樣。我不會做任何外在的事情。就像一輛德國車,你需要知道這輛德國車的性能,要最好的型號。當你明白這一點,一切都是故意這樣做的。當然在初時你甚至不能明白怎會這樣。你繼續說︰「怎麽可以這樣,她做了這些,她做了那些。」事情就像這樣繼續發生。請你不要評價我,因為即使你評價我,你也不能明白我。你只要認知及確認我,這是某些巨大的東西,必須有像這樣的人去成就這巨大的任務。你必需出生來幫助我,我知道誰人與我一起。他們常常都支持我。我或許會這樣判斷他們,但我知道他們會來。你必須支持我。那些想跑掉的人,他們遲早也會跑掉。我嘗試令他們來到我這裏。我們來集體,明白你們是我身體內的細胞,是我把你們喚醒,若你退化,我的身體也會退化,你們都看到這些。當你們生病,我也生病。當我釋放更多生命能量時,我感到不適,因為你們不能把全部的能量吸收。當你把能量吸收,我感到舒適。對自己有信心的人只可以明白這一點,不是優越的聯合體或自卑的聯合體……聯合體的意思是對自己沒有信心。你必須有信心,你們都是被揀選的,你們是真正的人,特別為這偉大的任務而創造出來。你們的出生是巨大的事情,當你明白和確認這事實時,便不會再受一些生活中的瑣事困擾。藉由集體,你的這些特質必須得到集體的養育和照顧,是霎哈嘉瑜伽的集體。我知道有些人對事物有恰當的反應,有些霎哈嘉瑜伽士正要來到,他們感到很高興︰「啊!他正要來臨。」你說︰「有五個人得到自覺。」他們感到很高興,他們不會害羞,當他們走到外面去接見霎哈嘉瑜伽士,或遇見霎哈嘉瑜伽士,或為霎哈嘉瑜伽士做任何事,他們都會感到很高興,這顯示他們是霎哈嘉瑜伽士。霎哈嘉瑜伽士會秘密地幫助另一位有困難的霎哈嘉瑜伽士,不單在金錢上,還有在各方面。
一種新的種族正在來臨。其他人是人類而你不是。你不再是人類,你是霎哈嘉瑜伽士,一種不同的種族。在世界各地,這種新種族已經來臨,所以我們要建立自己。一個團體,一種理解,絶對的和諧。這裏沒有秘密,沒有人支配別人,各種事物必須非常融合,每個人都互相交談,每個人都知道什麽事發生在別人身上。你們必須互相坦白,絶對的坦白。告訴他們你的問題︰「我這裏有阻塞,該怎樣做呢?我那裏有阻塞,該怎樣做呢?怎樣把阻塞清除?」不要感到害羞,我們必須享受大家的共處,也享受我們的弱點,那麽我們才可以把它清除,在歡笑中把它清除。某人有些壞習慣,在歡笑中把它清除,這是最佳的解決途徑。
人類與霎哈嘉瑜伽士的分別與人類與酒鬼的分別是一樣的。我告訴你一個有關酒鬼的笑話。有兩個喝醉的酒鬼,他們來到一所酒店,想各自擁有自己的房間。天知道他們有什麽要求,他們自己也不知道。他們來到酒店,告訴那個文員︰「我們想要二張床的房間。」他不明白,沒有只一張床的兩個房間。所以他說︰「好吧,你們想要有兩張床的房間。」他把一間房間打開了,說︰「這是你們想要的床。」他們穿著整齊,睡在同一張床上。其中一個與另一個說︰「有人在我的床上。」另一個說︰「我也是,有另一個人在我的床上。」第一個人說︰「我們該怎樣做。」另一個說︰「讓我們把他趕走吧。」在房間裏,有很大的掙扎聲音。第一個人說︰「我已經把他趕走了。」第二個人說︰「但我卻被他趕走。」第一個人說︰「好吧!你可以來與我一起睡。因為我已把他趕走。他們就是這樣子。
這就是分別。與他們爭辯,生他們的氣、令自己緊張又有什麽用呢?我的意思是他們都喝醉了。若你看見喝醉的人,要以五百里的時速趕快跑開,這是我的原則。與瘋人或喝醉的人爭辯是沒有用的。或許瘋人還比較好,但醉酒的人,三小時後,他還未醉醒,這就是分別。他們喝醉了,權力、金錢、其他事物令他們醉倒,但你卻是充滿全能神的光,這就是分別。若你明白這分別,你便會了解與這些人爭辯是沒有用的,他們都是喝醉的人,他們就像這樣。若你想與他們談話,你能說些什麽呢,我的意思是他們不懂。他們就是不懂,讓我們忘記他們吧。我會給你們一些考驗,令你們與他們有接觸,看清他們,令你們在還未受任何傷害前離開他們。這是必須的,你必須接觸他們,接近他們,與他們在一起,但你卻是在外面,我給予你們這些考驗是可以成就事情。我知道你能通過考驗,這就是我為什麽只測試那些我肯定可以過關的人。我想我們必須今天下定決心,全心全意,唯一願望,以一個頭腦,一個肝的活下去,我們全都要這樣,讓我們看看,怎樣得到成果。例如,有五個霎哈嘉瑜伽士來到一所酒店。其中一個說︰「我要這個。」其他人也說︰「我們也一樣。」這就是徵兆。不需作出決定。為什麽浪費精力去作決定,去爭辯呢?無論你吃魚和薯條或薯條和魚,都是一樣,爭吵就像這樣;霎哈嘉瑜伽士不會浪費精力在這些事情上。你看到你的母親,不作選擇,只是享受。那有時間爭論?喜樂正在傾瀉而入。讓我們享受吧。
願神祝福你們。
看看,為什麽有問題?你有意願(will),其他事物卻沒有意願,只有你才有意願。當你想把這個意願調校至與別人一樣時,你感到你的自我,你的自我受到傷害。你不想這樣,你不想失去這些,或想及若這樣做,你會變得不正常,不,你是已得自覺的靈,已得自覺的靈是那麽獨特,沒有任何事物可以與它同等。例如,若風吹起時,所有樹木都向著同一方向移動,但人類,若風吹起時……例如風來時,有些人會往這裏走,另一些人會往那裏走,因為他們各自有各自的意願。但對霎哈嘉瑜伽士來說,若風吹起,所有人都會向著風,與風對抗。這是某種不能相提並論的事情,因為你們正在超越世俗的事物,到目前為止,這樣的事物從未存在過。你們是那麽獨特的生物,我不可以把你們與其他低層次或我甚至可以說與同一層次的事物作比較,層次不同,所以當你們以同一方式做任何事情,你這樣做是因為你意識到你內裏原初存在的集體意識,因為這個原因你才會這樣做。這轉變你必須捉緊,當你要打個比方,你又怎能打一個從來也不曾存在過的比喻呢?Atula是不可以比較。這是女神其中一個名號。所以,我不能給你任何比喻,若你的靈得到喚醒,我卻能令你明白,每個人內裏都有一個靈,靈是集體的存在,你這樣做是因為你的靈這樣做。你不關心自我、超我和各種荒謬的事物,它們都阻礙著活生生(living)的集體的成長。現在你變成有生命力的集體,你身處其中。新的生命存在於你之內。若你想做其他事情,你不會喜歡,因為是你的靈作事而不是你的自我。在此之前,當你聽從你的自我,你便會感到高興。但現在你只會因為聽從你的靈而感到高興,因為現在你已經變成一個靈。這是非常獨特的處境,你是靈。當你是靈,你便變得不同。我可以給你什麽比喻呢?你們要明白將要肩負的責任會更大。因此,當你說是(yes),別人也說是。看看,當你們說是的時候,你們都感到快樂。例如,你說炸魚和薯條,別人也說炸魚和薯條,另一個人也說炸魚和薯條,每一個人都說炸魚和薯條。「讓我們往右邊。」「讓我們往右邊。」每一個人也這樣說。直至有人「認識」這工作,說︰「不,這不是正確路徑,不是右邊,讓我們往左走。」每一個人都必須知道,他知道該走那一條路。所以,他們說︰「好吧,我們往左走。」爭辯會消失,因為他們處於和諧中。
下半部的講話,我會告訴你們霎哈嘉瑜伽給予你們怎樣的滋養,那將會是下一半部分的講話。上半部我說的,是霎哈嘉瑜伽的基礎。
願神祝福你們。
So, you would like them to come for lunch also?
Yogi: Yes Mother.
(end of recor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