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師崇拜 Temple of All Faiths, Hampstead (England)

導師崇拜
倫敦 1980年7月27日
今天是你們的母親安排這個導師崇拜。或許你們是十分獨特,才有一位母親作為導師。為什麽要安排這個崇拜?我們必須知道,敬拜導師對每一個門徒是非常重要。那位導師必須是真正的導師,而非剝削門徒,沒獲神授權的導師。
安排這個崇拜是因為你們已經開始進入上天的律法。已經告訴了你們什麽是人類的正法(dharmas)。為此,實際上你並不需要導師,你可以閱讀任何書籍也能知道什麽是上天的律法,導師只是確保你有實踐這些律法。這些律法必須在生活中實踐,那卻是很難做到。沒有導師的糾正指導,遵從這些上天的律法是很困難的。因為人類的知覺與神性的知覺有一條很大的縫隙,這縫隙只能由導師來填補,因為他是圓滿的。
今天是Purnima的日子,即月盈。導師需要有完美的品格來談這些律法,他要能提升他的門徒到這個洞悉力的層次,令他們能吸收這些律法。他就是要填補這個縫隙。因此,導師必須是擁有很高品格、進化得很高已有自覺的靈。他不需要是苦行者,也不需要住在森林裡,他可以是普通人,也可以是國王。所有這些你人生中外在的身分地位並不重要。不管你身處何等地位,我可以說這個世界的所謂地位,作為導師,只要他吸收了上天的律法,任何身分地位對他都是毫無區別。我再次說,你必須吸收上天的律法。
讓我們看看什麽是上天的律法?首先,你不要傷害任何人。第一個法則是我們不要傷害任何人。動物在並不知悉下的確是傷害了人。若你走近一條蛇,牠會咬你;若你走近一隻蠍子,牠會把毒液注入你的身體。人類不要傷害任何人。你們可以糾正人但不要傷害人。但不作出傷害的法則卻被帶到十分,十分…帶到脫離現實。例如,當你說︰「不傷害任何人。」人們就開始說︰「好吧,我們不傷害蚊子,不傷害蟲,不殺死牠們。」有些人還追隨某些保護蚊子和蟲的宗教。這是非常荒謬!對事物作出荒謬的行為不可能是實相。
首先,我們不應傷害任何走神的道路的人,不應傷害有自覺的靈。他或許犯錯,或許有些錯誤,仍需要糾正他,沒有人是完美的。所以不要傷害人,要常常幫助人。其二,任何真正的求道者,他可能犯錯,可能拜假導師為師,可能做了些錯事。但你對他們需要有感情,因為你也曾走錯路,也曾被人誤導,所以你要多同情他們。這就是為何你曾經犯錯是好事,因為這樣你才會對那些人多一點同情。無論如何,你不可以傷害人,不要只為傷害而令他們肉身上,感情上有任何傷害,當然,若是為要糾正他們而作出傷害,那還可以。
第二種律法是你必須獨立,知道自己是與真理合而為一,作見證,為真理作見證,你已經看到真理,知道什麽是真理,你不會與虛假妥協,你就是不能。為此,你不用傷害任何人,只要承認真理。你必須站起來說,你已經見到真理,這是真理,你必須與真理合而為一,那麽,當人們在你身上看到真理之光,他們就會接受你。不是告訴別人︰「你要說實話,這是我們已經看到的真理,這是神的律法,它就是這樣運作。透過生命能量的知覺,我們能夠看到這是真理。」要完全對它有信心。為此,你們必須測試自己,否則,或許自我在玩弄你。這樣的事情發生在很多剛來霎哈嘉瑜伽的人身上,所以要小心。要確定你是在說真理而並非其他,你已經完全感覺到真理。
那些感覺不到生命能量的人,完全不能談霎哈嘉瑜伽。他們沒權談霎哈嘉瑜伽。他們必須接受生命能量,內在完全吸收生命能量,那麽,他們才可以說︰「是,我感覺到。」在這現世,這是霎哈嘉瑜伽士很重要的任務,就是大聲的告訴人,他們已經找到真理。這一部份仍然是很弱的。以你喜歡的途徑,你可以寫書,可以宣佈真理,可以告訴朋友,告訴親友,告訴每一個人︰告訴他們這是真理,你已經進入了神的國度,已經得到神的祝福恩典,你是有自覺的靈,已經感覺那無所不在神性的力量,已經能給人自覺。你必須告訴人,你也知道,雖然你接受了真理,卻沒有加添任何東西在真理上,你只是在裝飾自己。
人需要勇氣去享受真理。有時,別人會嘲笑你,取笑你,或許也會控訴你,別人這樣對待你也不會令你擔憂,因為你是與律法、與神的恩典連上。一旦你連上了,就不需介意別人對你怎樣,說你什麽。你必須站起來,以真理武裝自己,告訴他們,他們自會知道你已經找到真理。以這樣確切誠實的態度說話,人們就知道你已經找到真理。
有自覺的靈與未有自覺的靈的分別是這樣的︰他不會說悲哀的話或他與神隔絶。他只會說︰「我現在已經找到,它就是這樣。」就像耶穌基督說︰「我是光,我是道路。」任何人也可以這樣說,但你能分辨這不是真理。以這份從心而發的信心,這份完全的洞悉力,人們能分辨出這是絶對的真理。各種虛假都要受譴責。不要介意任何人在你告訴他們真理時感到不安,因為你是在拯救他們而不是傷害他們。但你必須以正確的態度告訴他們,不要以輕佻的態度,要以富說服力的方式說,你必須告訴他們︰「不,這是錯的。」你必須等待合適的時間才告訴別人,要充滿信心。告訴他們︰「這是錯的,這是錯的,你們不知道,我們也曾經犯同樣的錯。」你就是要這樣表達你的導師原則,或你可以說是”Guru Tattwa”。你必須誠實。首先,你必須知道真理,作見證,接著宣佈真理。
對霎哈嘉瑜伽的導師而言,第三件要做的事情是發展不執著。你能漸漸的發展出這種不執著,因為你發覺,除非你能不執著,否則你不能完全接收生命能量。各式各樣的不執著都要發展,意思是你要改變行事的先後次序。一旦你的注意力放靈上,你輪穴的阻塞或你對不重要的事物的執著便會開始消退。例如,你有父親、母親、姊妹,在印度,這是個大問題。在這裡,你卻過分不執著,而在印度,人們對他們的子女很緊張,「這是我的兒子。」其他人全是孤兒,只有你的兒女才是真正的孩子︰你的女兒,你的兒子。「我的女兒。」我必須為我的兒子、我的父親、我的母親做這些事情。這裡也一樣,這裡有兩種執著依戀,一種是透過Mohah,透過對他們的依戀執著,你想為他們做這些,做那些,把全部財產給他們,為他們買保險,為他們做所有事;另一種則是,就如在這裡的我們,你憎恨你的母親,你的父親,憎恨所有人。這二種依戀執著都是一樣。
所以必須發展不執著。不執著是你是自己的父親,自己的母親,你是一切。靈是你的一切,你只享受靈,靈是你一切的享受。不執著來自這裡,不執著才是真正為他們好,因為這樣你才能看到他們完全的遠景,看到該為他們做什麽。例如,人們執著於某些瘋狂的事物,人類常常對某些事物狂熱,我是說對任何事物也會瘋狂。我們必須明白,只能為一件事瘋狂,就是要完全安頓在靈裡。所有其他瘋狂都會消失,因為靈是最能賜給你喜樂,也是最富滋潤性,最漂亮的東西。所有其他事物都會消退,你只享受你的靈,因為靈是所有享受的源頭。
你要令自己依戀執著於你的靈,這種不執著開始運作。有時,不執著像拿到執照那樣,令人變得枯燥乾巴巴,那是荒謬的。這也是人性︰令漂亮的事物變得骯髒醜陋。實際上,不執著的人是最漂亮,極之有愛心的人,他就是愛。看看花朵,它們毫不執著,它們在凋謝,明天活不下去,但在它們活著的每一刻,都向你散發香氣。樹木不執著依戀什麽,它們明天會死,沒關係,任何人來到樹下,它都會為他們遮蔭,給他們果實吃。
執著依戀代表愛的死亡,執著是愛的完全死亡。例如,樹的樹液流通於樹的各部份,流到葉子,流到各個需要的部分,流到花朵,流到果實,再流回大地之母。它不依戀樹的任何一部分。若樹液只依附著一個果實,什麽會發生?樹會死,果實也會死。不執著令你的愛能流通。
就事物而言,除非它們背後包含感情,否則都是沒有價值的。例如,一件紗麗,今天我穿的紗麗是為導師崇拜而買的,導師滿月(guru purnima),他們沒有紗麗。有天他們想為崇拜要一件紗麗,我就說︰「好吧,穿這件。」我今天再次穿上它,只為這件紗麗是為導師日購買的,母親想穿顔色比較淺的︰純白色的絲,這是完全的不執著。白色可以與其他顔色配合,只有它變成白色。這樣的平衡合一,你就變成白色,比雪更白。
不執著是純潔,是純真。純真是那麽光亮,這種光亮真的令你對不潔瞎了眼,你甚至不知道那人來意不善。你看著這個人,就如有人來找你,你會說︰「噢!來吧,你想要什麽?」你會請他喝茶,跟著他會說︰「我來搶劫。」「好吧!若你真的想搶劫我,沒問題。」他未必會搶刼你。這就是純真,我們只能透過不執著才能發展純真。不執著的是注意力,不要容許你的注意力過分被某些事物牽引,即使是對某些儀式。例如,現在,我們沒有為錫呂‧瑪塔吉沐足,好吧,不要緊,你愛我,對吧?若犯了任何錯,又有什麽關係呢?若你以抽象的角度來看,那是愛。這只是走前一步,像某人跑得很快,未到達我面前就跌倒了,他就說︰「母親,很抱歉在到達你前跌倒,我不該這樣,但你看,我是怎樣俯伏在你面前。」這是很富詩意,不執著的表現。
要成為導師,我們必須發展這種不執著。不執著並不是Sanyas或類似的東西。對,有時,我們必須穿著這種衣服來宣佈,因為若你要在短時間做很多事情,你必須像耶穌基督那樣,採取進取積極的態度。你可以說,商揭羅大師(Adi shankaracharya),所有這些人物的壽命都很短。他們在這樣短促的一生,卻要成就那麽大的任務,所以他們必須像穿上軍服,避開所有問題,不要令人留下印象。現在,人們穿上這種衣服,只為想令人對他們留下他們是不執著的印象,他們只是做著相反的行為。
我們先要明白,不要傷害任何人,ahimsa,不要殺害任何人。這不代表你不吃肉或魚,這全是荒謬。當然,我是說你不要渴求食物,這是毋庸置疑。「不殺生」是指你不可殺害人類︰「不可殺生」。首先是不要傷害任何人;其二是要知道你已經找到真理,為真理作證;其三是不執著,就像我告訴你那樣不執著。不要因為他是你的親友而受他牽引,而是要發展一種普世的感覺,也不要憎恨任何人,憎恨人甚至是更差,最差勁的執著。「我憎恨」這句子必須遠離霎哈嘉瑜伽士的口。這是被稱為「Dandak」,是律法。你不能憎恨任何人,即使是惡魔(Rakshasas)也不能。還是不要憎恨他們較好,給他們機會吧。
第四件事,第四條上天的律法是你要過道德的生活。這些律法是所有靈性導師都曾頒佈過。從蘇格拉底,到摩西、阿伯拉罕、達陀陀哩耶(Dattatreya)、闍那迦(Janaka)、直至那納克(Nanak)、穆罕默德,到大約百多年之前,最多到賽乃夫(Sai Nath)的時代。他們所有人都說你要過道德的生活,他們沒有一位曾經說你不可以結婚,不可以與你的妻子說話,不可以與妻子有任何關係,所以這些都是謬誤。要過道德的生活。當你年青還未結婚時,要把眼睛保持看著地面,大地之母給予你純真,透過它你內在發展這個原則,這個很重要的原則,那麽純潔的原則,這真的能幫助社會發展這種尊貴。現在想想,若社會裡你不知道誰是你的姊妹,誰是你的兄弟,誰是你的母親,這會是多麽複雜,多麽混亂,多麽不快的境況。這是人類最基本的事情,就是要道德,動物就不需要這樣了。
大部分的混亂和問題,特別是西式的生活,都是因為他們把道德拋入大海,對他們而言,要接受道德是社會的根基是非常困難。這是完全的逆轉。你必須這樣做,必須把車輪倒轉。很多事情已經做了去建立這純潔的關係。有很多法例起作用。就如有化學的法例,物理的法例,物理和化學法例存在。實際上,我們要明白人類的法例,人類互相的關係、他們崇高的關係、純潔的關係。那麽你才能有十分美滿愉快的婚姻生活,那是基礎。
耶穌曾經說︰「我們不要犯姦淫罪。」(或許祂知道現代人會用腦袋想這些事情。)祂說︰「我們不應有淫邪的眼光。」那時候這樣說是何等有遠見。我是說即使我在印度時,也不能明白這道理,只有來到這裡,我才看到它的真正意義。這是對眼睛的著魔。那是毫無喜樂,毫無用處的行為,很令人疲累的行為。注意力完全被浪費掉,完全沒有尊嚴。眼睛必須穏固。當你堅定穩固的看著某人,你便知道自己內在有霎哈嘉瑜伽,以愛心、尊重、尊嚴的看著別人。而並非目不轉睛的看著別人,被亡靈玩弄誤導。整個社會都是被鬼附著。惡魔的力量已經出現。我想,人們被鬼附著,他們看不清這些事物。他們理應是基督徒。必須好好看顧注意力,這是最重要的東西,因為注意力要得到啟發。
所以,我們要知道什麽是道德,讓別人取笑我們吧,讓他們說︰「這些都是好人。」讓他們說類似的話,我們的確是好人!為此而自豪,絲毫不會因為自己是個正直的人而感到羞愧。這是正直很重要的部份。任何不跟從的人會很快失去生命能量。
作為導師,他不應積聚財富,不應該擁有很多財產。他擁有財產的原因只為能把財產送給別人。導師必須送出他的財產,他不應收集郵票,不應像別人那樣收集任何物品。任何有用的、漂亮的、能帶給人喜樂的,能令別人的眼睛感到喜樂的,能象徵他的生命的物品,他都必須收集。他必須擁有富象徵性意義,代表他是合乎正道的物品。他不應擁有顯示他違反正道(Adharmikta)、不正常生活的物品。任何他擁有的,配戴的或他展示的東西,都必須代表他是正直正派的人。
我不知道這裡的情況是怎麽樣,在印度,當我們年青時,我們不容許聆聽任何種類的音樂,就是不容許,不容許看不潔的東西、不潔的文件等等。任何不純潔的,帶著壞能量的東西都不應擁有。即使是…不管你擁有什麽,你必須想想你可以把它送給什麽人,意思是你應擁有一些能顯示你的慷慨的物品。霎哈嘉瑜伽士必須像海洋般慷慨。吝嗇的霎哈嘉瑜伽士,我不能想像,就像把黑暗混入光明。吝嗇在霎哈嘉瑜伽是不容許的。任何人若腦袋只想︰「我可以怎樣省錢,怎樣省力氣。」怎樣?有很多幫助節省金錢,節省力氣的工具,又或欺騙人,用各種手段賺取金錢,所有這些都是違反霎哈嘉瑜伽,它們會把你拉下。享受你的慷慨吧!我要告訴你多少次關於慷慨。
我想起,有一次,我想送出一件在海外購來的紗麗,你要明白,印度人很喜歡這種紗麗,雖然我不明白他們為什麽喜歡這種尼龍紗麗。一個女士說︰「我從沒擁有進口的紗麗,我希望能擁有一件進口的紗麗。」我只有一件這種紗麗,因為我常常都把紗麗送人。我告訴我的侄女,說︰「我想送一件紗麗給她。在神性的日子,我們可以把它送給年長的人,我會把它送出。」
她說︰「你只有一件,為什麽你要把它送給人?你已經把你的所有送給人。」我說︰「現在,我感到我要送出,就把它送出。」我們在廚房討論這件事情,我說︰「為什麽你要告訴我,就這事上,我不會接受你的意見。」這時候,鈴聲响起,有個男士走進來。他從非洲帶來了三件紗麗,其中一件與我擁有的那一件一模一樣。因為之前我送了一些絲的紗麗給一個要到非洲的女士,她想她應送些紗麗給我,所以她帶給我這些紗麗。你只要處於中央,物品從這門進來,從另一門離去。看到這些流動是十分好,十分有趣。
除此之外,你送出物品的方式,那種情感是那麽漂亮,你是不能想像。我之後遇見一個女士,她結婚二十年,忽然在倫敦,她說︰「噢!那麽的巧合。」我說︰「什麽?」她說︰「我正在配戴我結婚當天你送給我的珍珠項鍊,而今天我必須遇上你。」我的意思是整件事情,整齣戲劇,在我們遇見後就改變了。我是說某些,很了不起的事情,就是你即使送出很細微的東西,在霎哈嘉瑜伽,也是我們必須學習的最偉大的藝術。放棄世俗的事物,像你到某人的生日,你送出一張卡︰「非常感謝你。」這樣能令這個生日更深層,更有意義。讓我們看看你怎樣發展你愛的徵兆。
當你擁有有生命能量的物品而又把它送給霎哈嘉瑜伽士,他就知道這件物品是怎麽樣。不要缺乏慷慨,特別是霎哈嘉瑜伽士之間。你會漸漸很詫異,透過很細微瑣碎的物品,能贏取別人的心,就像生命能量透過這些物品流通,在那些人身上起作用。
對霎哈嘉瑜伽士而言,用一些比較天然的物品是非常重要的。放棄人工化而用較天然的物品。我不是說你要把植物連根拔起來吃,或吃活生生的魚,我不是這個意思。你們要常常避免對事情有極端的想法。試試過較自然的生活。自然是某程度上要令人們知道你活得並不空虛。有些人可以過相反的生活。他們會穿得很沈重誇張,只為吸引別人的注意。我是說他們可以是雙面的。我發現有人染髮及做這樣的事情。
所以,你們要變成自然的人,有自然的行為。對一些沒有運用智慧的人而言,這也可以是很可笑的事情。智慧在霎哈嘉瑜伽是非常重要,你必須每時每刻保持完整。「自然」是你必須穿著適合你自然的衣服。例如,現在的天氣,你沒必要穿著得像羅摩那樣。祂上身什麽也沒有穿,不需要這樣。你必須穿著屬於你的國家的衣服;適合當時場合的衣服,穿著你感到尊貴和好的衣物。衣物能代表你的優雅和性格。不管什麽適合你,你也要穿上,不要像其他人那麽穿上摩斯兄弟(Moss Brother)的衣服,灰色的,看來很可怕,絕對像小丑一樣。不需要有這種滑稽的模樣,也不需要這種時尚浮華的衣服。要穿著簡單、漂亮,令你尊貴的衣服。
實際上,在東方,人們相信神賜予了你漂亮的身體,這個身體必須用人類所創造的漂亮物品來裝飾,只為尊敬它,敬拜你的身體。例如,在印度,婦女穿上紗麗,紗麗表達她們的情緒,表達她們敬拜自己的身體,因為你必須尊重你的身體。衣服必須是既實用亦令人感到有尊嚴。霎哈嘉瑜伽完全不需要有制服,我不喜歡這樣,要像大自然那麽多樣化。每一個人必須看來像不同的人。在崇拜裡,你們可以穿著類似的衣物,這樣不要緊,那時你的注意力不必放在多樣化上,那是外在的,你必須像普通人一樣。你們全是普通人,沒有人需要宣佈什麽。即使是你們,我沒要求你走在街上要點上紅點,因為你們要像普通人,不用被人指出。你不必穿得荒唐或滑稽,只要與其他人一樣穿得正常。過正常的生活在霎哈嘉瑜伽是非常重要的。
我們要知道霎哈嘉瑜伽士必須克服各種從種族、膚色或出生自不同宗教而來的歧視和認同。因為你生而為基督徒,你不屬於教堂,你並非在教堂出生,感謝天,否則所有教堂的亡靈會立即捉著你。這種認同將會纏繞著你。要接受任何新事物,你要重生,而現在你已經重生。你是 Dharamatita,意思是你不必跟隨任何特定的宗教。你對所有宗教持開放的態度,你要吸收所有宗教的精粹。不要譴責任何宗教,侮辱任何宗教,或侮辱任何宗教的降世神祇,這是一種罪孽,在霎哈嘉瑜伽,這是大大的罪孽,譴責侮辱他們任何一位,你知道他們是誰。
對自己必須沒有種族上的誤解。你可以是中國人,可以是黑人,可以是任何種族,只要我們是人類,我們就知道自己以同樣方式笑,同樣的方式微笑,我們全是一樣。你們身處的社會在我們的腦海裡有這樣的制約,有些人是不能碰,有些人是可以碰︰這是我們的印度的社區 — 可怕的人。印度的婆羅門制度把印度完全摧毀,你也從他們處學會這些制約。例如,誰是廣博仙人(Vyasa),薄伽梵歌的作者?他是誰?他是捕漁婦的文盲兒子。他就是故意以這樣的身份出生。告訴所有閱讀過薄伽梵歌的婆羅門,誰是廣博仙人?婆羅門是有自覺的靈,對有自覺的靈而言,這些都是荒謬的事情,像你在哪裡出生,在那個階層、那個社區出生。
西方的教育,西方的一切,你發覺種族主義的荒謬,我就是不能理解。某人膚色是白的或黑的,不管如何,神要創造不種顏色的物種。誰告訴你你是最英俊的人?或許在某些市場或荷利活,可能適合這種說法,但在神的國度裡,所有所謂英俊的人,都會被拒絶進入 — 與七個丈夫結婚,諸如此類,他們全都會被安置在地獄裡。
漂亮是發自內心而不是外表,內心顯現和閃耀。我是說人們有點意識到這一點,所以他們把面孔曬黑,我也不知道。他們頗意識到自己過分炫耀外表,這種虛榮心,這種荒謬的想法!一些人喜歡紅頭髮,一些人喜歡黑頭髮,一些喜歡這樣,我是說要有不同款式的頭髮。為何你要喜歡某種特定的頭髮?我就是不明白。沒有什麽是「喜歡」或「不喜歡」。不管如何,只要是神的創造,就是美麗。你是誰?膽敢評論「我喜歡這個」、「我喜歡那個」。「我」,誰是這個「我」?是自我先生喜歡,這個自我先生是受社會所吹捧,他教導你從早到晚怎樣抽雪茄煙,怎樣喝啤酒。
所有這些訓練,這些制約都要拚棄,就像骯髒污蔑,要明白神創造你們為祂的孩子,這是何等美麗!你為何要以這些醜陋的想法把自己弄髒?所有「我喜歡」和「我不喜歡」的醜陋想法都是荒謬的,只能有「我愛」這個字句。忘掉一切,不需要記著英國人對印度人做了些什麽,德國人對猶太人做了些什麽,忘掉它們吧。那些人都已經死了,完蛋了。我們是不同的人,我們是聖人。為著你的律法,我曾經告訴你,你必須吸收。
今天,我授權你成為導師。透過你的品格、你的個性,在生活裡實踐霎哈嘉瑜伽來彰顯光,其他人會跟隨你。那麽你便能在他們心中建立上天的律法,解放他們,救贖他們,因為你已經得到救贖。你是管道,沒有管道,這個無所不在的全能力量是成就不了,這是個系統。若你看到太陽,它的光透過陽光散發傳播。從你的心臟,血液透過動脈流通,它們變得越來越小。你就是把這份愛的血液傳送到所有人的動脈。若動脈破裂,愛就不能傳達。所以你是那麽重要,十分,十分重要。你變得越大,動脈就越大,越能包圍更多人。你亦因此要肩負更多責任。
導師必須有尊嚴,就如我上次告訴你。「導師」是指重量,是地心吸力/重力。”gurutwa”指地心吸力。你必須藉由你的重量而有重力。「重量」是指你的個性品格的重量,你的尊嚴的重量,你的行為舉止的重量,你的信念的重量,和你的光。你不是透過輕挑浮躁、虛榮自負、低賤、粗俗的言語、粗俗的笑話、憤怒、發脾氣而成為導師,所有這些我們都要避免。透過你舌頭甜美的重量,這種尊貴會吸引人,就像當花朵負滿花蜜,自會吸引蜜蜂,同樣,你亦會吸引人。要為此而自豪,十分,十分的自豪,並要同情別人,關心別人。
我已經很簡短的告訴你,作為導師,你該怎樣做。你必須完全潔淨你的幻海。首先,你要知道,當你拜在錯誤的導師門下,你的幻海便會有阻塞 — 你曾經有這樣的導師。你必須完全清楚認識你的導師。嘗試找出你的導師的品格,這是頗困難的,因為你的導師都躲避(elusive)你。她是摩訶摩耶,不容易找出她的實相。她的言行很正常,有時她的機智會騙過你。但在很細微瑣碎的事情上,她有怎樣的言行,她的個性是怎樣表達出來,她的愛是怎樣表達出來,試試記著所有這些,她的寛容。那麽,你就知道你的導師是很多人都想渴望擁有的導師,她是所有導師的源頭。即使是梵天婆羅摩、毗濕奴、濕婆神,也很熱切的渴望有這樣的導師,祂們必定妒忌你們。這位導師卻很躲避你們。所以要改善幻海,你們要說︰「母親,你是我們的導師。因為這種躲避,這種恐懼或這種敬畏是必須的,這種對導師必須有的尊重仍未建立。除比你發展這種敬畏,內在完全的敬畏,你的導師原則不會發展。這是不容你來決定,我告訴你,我是極之躲避。下一刻我會令你發笑,完全忘記它,因為我在測試你的自由,完全的自由。我會與你玩耍,因此你會常常忘記我是你的導師,常常忘記。
首先,你必須找出你的導師。把她在你心裡建立好,我是說你有位了不起的導師,我必須說,我也想有這樣的導師!她是無欲無求,沒有罪孽,完全沒有罪孽。不管我做什麽,對我都不是罪孽。我能殺死任何人,策劃任何陰謀或是什麽。我認真的告訴你,這是事實,我可以做任何事,我是超越罪孽,但在你們面前,我不會做這種事,你們不會取得任何一種這樣的品質,因為這些品質只有我才有。
你有一位至高無上的導師,這是毋庸置疑的,但你要知道,你仍沒有這種至高無上的力量。我是超越所有。我不知道什麽是誘惑,就是不知道!我是說我做我喜歡的事情,這全是我一時的興致。儘管如此,我令自己很正常,因為我要以這個模樣在你們面前出現,這樣你才知道什麽是律法。對我,是沒有律法。所有律法都是我制定的,對嗎?因為你,我才做所有這些事情,教導你每一個細節,因為你們仍是孩子。
同樣,你必須記著,當你和別人談霎哈嘉瑜伽,記著他們會常常看著你,嘗試理解你的進度。就如我體諒你,你也要嘗試體諒他們。就如我愛你,你也要嘗試愛他們。我肯定很愛你,這是毫無疑問的,我是nirmama,我是超越愛,這是完全不同的層次。
在這種情況下,你是較好,好得多,因為沒有導師曾到達這個程度。除此之外,我是所有shaktis(力量),所有力量的源頭,你喜歡的話,能從我那處取得所有的力量。我是無欲無求,不管你有什麽欲望渴求,都能夠得到滿足。即使是關於我,你也要渴求,看看這個︰我有多少受你束縛。除非你渴求我身體健康,不然我健康會很差,情況就是到達這種程度。就我而言,什麽是健康或不健康?在這種漂亮的情況下,你真的應繁榮昌盛得很好。你要成為導師應是沒有問題。
現在,要建立幻海。你首先必須認識你的導師,她在每個輪穴上工作,試想像!你擁有一位極棒的導師!因此你會感到很自信。因為她是極之好的導師,每一個人都很容易得到自覺。若你去找一個富有的人,即使只是兩便士,他也不會給你。因為她是那麽有力量,你就是這樣取得力量。因此你要感到快樂,極之快樂美好,因為你已經取得所有的力量。至少,在霎哈嘉瑜伽的人都會知道就是這樣,有時候,第一次來的人會對我的講話有點疑惑。你們全都知道,肯定全都知道我的話是什麽意思。
所以要明白你的導師的力量,你必須知道誰是你的導師。Sakshat Adi Shakti!噢!天啊,太過分了!接著建立你的幻海。導師不會在任何人面前垂下頭,特別是在我的門徒面前。除了母親和姊妹,你要明白,若一些關係是這樣的,你便要為此鞠躬,但他們不會向任何人鞠躬。
其二,你必須知道,你的導師是很了不起的人的母親。只要想及他們就能建立你的導師原則(Guru Tattwa)。我的兒女是極之好,擁有何等了不起的品格。沒有言詞能描述他們,他們是那麽多人,一個接一個。你是在同一個傳統,我的門徒,把他們作為你的典範,嘗試跟隨他們,閱讀他們,明白他們,他們說了些什麽,他們怎能到達這個高度,確認他們,尊重他們,你便會建立你的導師原則。
吸收所有你內在的律法,為此而感到自豪。不要被人們的話,大眾的話誤導。我們正要把大眾推向我們。讓我們先建立我們的重量,我們的重力吸力。就如大地之母把每個人都推向大地,我們要把所有人都推向我們。
今天你們所有人都必須,你內在的靈,承諾你會成為導師,配得上你的母親。
願神祝福你們。
(現在,第一次來的人要知道,崇拜不是為每一個人而設,實際上我們沒有讓人們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