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誕崇拜 Chelsham Road Ashram, London (England)

聖誕崇拜

倫敦Chelsham路靜室 1981年12月25日

(瑜伽士們為Shri Mataji 唱聖誕頌歌——個小孩過去坐在她的膝上。)

我想跟你們在一起過耶誕節,但之前沒有機會,碰巧今天和新年第一天,我會在這兒和你們在一起。我希望來年會有好事發生,好運來到。

基督的使命是很獨特的,關於祂的整件事都安排得很特別。祂出生在一處非常卑微、非常卑微的地方,因為祂來教導我們謙卑。“teaching”在英文中意思是講述某事、談論某事,但是當我說“teach”,我的意思是你們創造或者喚醒內在的謙卑。

實際上,祂來到世上首先要在我們內在額輪的地方,通過消除“自我”這個障礙,來創造一個空間。那個時候祂必須談及謙卑,因為羅馬人是統治者,他們非常傲慢、粗魯、野蠻、不開化,我們可以說,完全沒有進化。正如一些動物誕生了,但後來在生命進化的過程中又被淘汰,因為太有侵略性或體形太過龐大或某些類似的動物沒有用。羅馬人也是如此。如果你看羅馬人的身體,甚至現在偶爾也有被描繪,你會發現他們看起來不像人的身體,而是像某些動物的身體,他們的肌肉等等都非常古怪,他們的臉沒有絲毫柔和、圓潤可言。所以羅馬人的自我影響了他們統治的每一個人,因為民眾通常觀察統治者並把他們當做典範,並且開始在內在吸收那種特質。

當你看到有些人很謙遜,你也會突然變得謙遜。當你看到有些人很自我中心並且喜歡炫耀,你也會態度傲慢。每天你都會看到類似這樣的事發生,一個極其輕浮的老闆上任後,整個辦公室的人也都像他那樣。在那個時代羅馬人就是這樣通過創造他們自己的典範來影響民眾,民眾認為他們是典範,他們是最好的,根據他們的說法他們產生了好的成果。民眾認為他們很強大,認為這就是力量。這就是為什麼很多人,甚至不是羅馬人,也效仿他們的做法。

另一方面,謙虛的人們因為自我受到傷害也被影響了,他們變得同樣暴力,因為他們太敏感以至於你不能對他們說任何事,他們會過來朝你咆哮,恐嚇人們。這種性格也是非常危險的,因為它會帶給你某種非常糟糕的病,會令你患上麻風病。如果有些人性情暴躁、向人亂發脾氣,他會因為這種性格患上麻風病,神經系統在某種程度上被完全地破壞了,因為麻風病是神經系統的疾病。這些人總是使自己處在這樣的壓力之下,對身邊每一個人亂發脾氣,他們的神經系統處於非常危險的境地,因為他們的中樞神經很脆弱,一種能產生麻風病的恐怖病毒會攻擊他們的神經系統。這就是為什麼在那麼小的地方會有這麼多的麻風病,有那麼多的麻風病人是因為他們的神經系統被破壞了。

在那樣的情況下,基督誕生了。祂不只是為羅馬人或任何人出生,而是為整個世界出生。因為當時人類的自我已經開始發展,就羅馬人而言,自我已經發展了不少,而那也標示了人類發展自我的趨勢。首先他們必須得到控制,所以基督在需要建立平衡的時刻降臨……

因此你們目前聽到的關於基督的所有音樂和歌曲,首要的是“地球上的寧靜”,祂就是來在地球上創造寧靜的。首先只有當你是平衡的,地球上的寧靜才有可能。其次,你要得到自覺。兩者必須兼備。如果你只得到自覺,但是內在沒有平衡,就不可能有寧靜。但是寧靜絕不意味著妥協的個性,不想面對現實的逃避者,絕對不意味著那些。

對基督的描述與真實的祂大相徑庭。祂具有最堅強的人格……,是最健全的人……,祂絕不會支持任何荒謬的事物,沒有人能夠對祂無禮放肆。當然祂也不會對他人無禮輕浮,毫無疑問,祂是極其慈悲,極其友善卻極有力量。這便是平衡。

所以祂來到這個地球在我們的頭腦中創造寧靜。在這個地球上,沒有寧靜。為什麼?哪裡有問題?只有人類缺乏寧靜。寧靜何時才會安住在你的內在?誰是粗暴的?人類彼此之間都以粗暴相待。自我發展得越來越精微,之後挑釁的方式也從超我中發展出來,陰險詭計從超我中發展出來。衝突出現了。那時為了超越衝突,最好就是在額輪中創造一個空間,在無思慮的覺醒中處在中央。這就是基督必須來此地球的原因。

祂的出生極具象徵性。因為祂不是別的,只是生命能量, 祂不是別的,只是你們所稱之為的聖子(Logos),我不知道你們語言中所有相應的詞彙。如人們所稱的聲音(Shabda), Aumkara 要以這樣的方式誕生,因為祂沒有身體。祂必是精微中的至精微者。因為這項工作非常精微,sukshma,所以祂那樣降世,看看這天國的王為人們躺在馬廄中……真是極富詩意。

祂出生的故事是個很有意思的傳說。祂降生在很簡陋的地方,這是一個象徵,因為那時人們極其以擁有的金錢為傲,極其以他們的權力為傲,甚至如今所有基督教國家也如此。奇怪的是,基督教國家會如此傲慢,如此醉心權勢,因他們的富裕而無休止地為自己著想。假設基督教國家非常窮困,你認為他們會有種族問題嗎?他們和阿拉伯人沒有種族問題,根本沒有,如此簡單。阿拉伯人沒有種族問題。他們沒有種族,阿拉伯人沒有種族,他們有金錢,金錢的種族。那些追逐金錢的人只會向金錢拜倒。他們對任何事都毫不在意,除了金錢。那些有錢人和追逐金錢的人是另一批將脫離進化的人,他們已經在脫離進化。

第二批人是像羅馬人那樣的。他們中有一個叫保羅的,他們因為權迷心竅而全被毀滅。他們陶醉於此,他們的文明徹底毀了,他們完了。你們到過葡萄牙,你們會驚訝,這些事在那裡發生,葡萄牙人的自我如此大,你無法相信那是個荒涼的國家,現在那裡一無所有,巨型龐大的建築物讓你看了便知道他們曾富極一時。但現在除了從不開張的古玩店,什麼都沒留給他們。以基督的名義這種自我再次死灰復燃,再度復活,想想看。想想吧。他們收買人心,讓他們成為基督徒。他們給他們錢,全都是金錢,金錢的主張、金錢的事業還在繼續。猶太教徒是如此,後來基督教徒也是如此。

祂是在馬槽中出生的。對一個小孩來說,被摩訶拉希什米(Mahalakshimi)放在馬槽中,是有些太過了。看這多具象徵性,是摩訶拉希什米(Mahalakshimi),不是拉希什米(Lakshimi),把孩子放在馬槽裡,這個地方位址不詳。至少,我們還有切爾舍姆(Chelsham)路,華維克(warick)路,布拉默姆(Bramham)花園, 布朗普頓(Brompton) 廣場等地方。但這孩子出生在馬槽中,被放在馬槽裡。這世界上最簡陋之處便是馬槽,最簡陋之處作為嬰兒床。這至高的被放在馬槽中。那麼我們該怎樣做?我們想我們也應該睡在馬槽,我們就會變得像基督,有人相信這種荒謬的事,他們竟那樣想。你看,如果他們有足夠的錢,他們會飲酒做各種事。有一天我遇到一個男人,醉倒在一所教堂邊,叫著:“我是基督,我是基督。”他一定認為他是因為謙卑而躺在那裡。對於這個完全美好的象徵,這類行為真是可笑、令人諷刺,卻隨處被效仿。

因此,傲慢和自我的人會說:“為什麼,如果祂是國王,祂為何出生在馬槽?祂為何被放在馬槽?”每個人都會有他自己的觀念。甚至在印度也有些愚蠢的人,沒有智慧,說祂一定是做了許多惡業所以才那樣出生。因為對他們而言,業力(karma)給你更多金錢,意思是說神不是如此,真是無知。如果你做了善事,因你的善業被上帝賜福你成為上帝的子民,成為求道者。你成為有信仰的人,而不是那些會去酒吧浪費他們生命的金錢導向的人。這是他們的觀念:通過做善業,你變得富有,但下一世你變得更慘。有些人可能會有那樣的觀念。但祂從未做過任何業。祂本身就是akarma。所以根本不存在祂被懲罰和所有那些事,因為這只是一場戲劇,但卻極富象徵意義。

現在你看,一個小嬰兒被放在馬槽中,毫無舒適可言,在馬槽中能有什麼舒適嗎?試想一下。所有基督教的國家都在追求舒適。我們不是嗎?我們覺得不舒適的事物都應當是舒適的。基督徒永遠都不應追尋舒適,這是基督誕生給我們帶來的一個訊息。如果他們追求舒適,他們就在遠離基督。因為祂出生在馬槽中。祂未獲得任何舒適。但那並不意味著你要有某種可笑的習慣,也不是那個意思,我是說我必須講出這件事的另一面,你看。模仿基督是不正確的。你要變成基督,通過模仿祂是不成的,而是要在你的內在去吸收祂的特質。

我知道有人住在豬圈一樣的地方,但一旦生活得好些後,他們就想擁有一切。因此要吸收謙卑和適應的品質。無論什麼時候、無論把你放在哪兒,都能謙卑和適應。有些人非常挑剔時間。例如某人必須在10點來,如果他不得不做某項工作,延誤了5分鐘,他就會失去平和,陷入自責中無法忍受,無法忍受必須等5分鐘。如果必須等10分鐘,他就會去酒吧,完了,除非他喝上一杯酒,否則他無法安定他自己。這便是人類如火山般頭腦的情形。

所以,必須達到寧靜。如何做?如果你追求舒適,你會成為懶惰的人。你會瞌睡,你會成為貪圖安逸者,但是如果你不再追求舒適,寧靜就會來到。因為,為達到自身的舒適,達到身體自私的舒適,我們折磨其他所有人。有一天我講到只有在西方國家是那樣,在印度不會。如果有人一直睡到十二點,你不能去叫醒那人,這是違反宗教的行為,我是說在印度,任何人睡過六點鐘,他會為自己睡到那個時間感到羞恥,他會愧疚一整天,然後他會說:“啊,上帝,我很抱歉我睡那麼久。”早晨睡到六點鐘這麼晚被視作一種罪過。我是指像那樣的國家。

所以舒適沒有止境。沒有止境。舒適爬上你的身,什麼是舒適?讓我們看看,非常簡單。在基督象徵性的生命中具有非常深刻象徵意義的是:舒適不是別的,是物質對靈的奴役。你們意識到這點嗎?如果你坐在椅子上,你便不能再坐到地上。如果你坐在沙發上,你便不能再坐到凳子上。如果你坐在天鵝絨上,那麼你便無法坐在普通東西上。物質總是奴役著靈。而祂是靈,稻草或是別的什麼對祂又有什麼關係?

它是不可超越的,沒有什麼可以通過這些物質的東西讓靈不開心,否則,物質會成為主導。你們必須瞭解的就是祂是靈,如果你要成為靈,首要的便是試著放棄你的舒適,稍稍鞭笞你的身體,我很抱歉在耶誕節我不得不說這些,因為祂也是那樣被鞭笞。如果你看到祂出生的那天,對一位母親來說將孩子放在一個馬槽的小床中,真是非常大的犧牲。你想為你的孩子做多少事,你看,將他們穿戴妥當,做這,做那。這孩子被放在馬槽中,放在馬槽中只是為了讓人們能夠明白舒適匍匐於靈之下。我們常常追求舒適。這件事是給我們所有人的訊息。如果你想在房間沐浴,“我必須要有一間帶浴室的”,還是舒適。“我妻子怎麼辦,她在哪裡睡覺?”她會和其他人一樣睡覺。而你也會和其他人一樣睡覺。沒人會死,肯定的,我可以跟你保證。

 霎哈嘉瑜伽在這方面是非常嚴格的,你看。當他們來到霎哈嘉瑜伽幾乎沒人會死掉。他們有些人本應死掉,但他們沒有,他們繼續活著,他們繼續給予自覺,他們繼續做每件事,他們仍然活著。他們遠離所有意外,所有問題,他們繼續生活。

但這是必須把握的短暫時期。我今天想告訴你們的是非常具體的事情。談論基督的誕辰很好,很開心,唱頌歌,進入那樣的心境。但是,我告訴你們,對我們所有人來說這真的是一件非常象徵性的事,祂睡在馬槽中。而另一個象徵性就是:我們給予了祂什麼?這個世界在那時給予了祂什麼?另一個象徵意義是,他們給了祂一個馬槽。我們會對我們的母親做同樣的事嗎?這是我們必須要知道的。馬槽畢竟也還可以。它不會有任何感染,沒有左臍輪、右臍輪,什麼都沒有。它沒有所有這些問題。沒有刺,沒有額輪,沒有人爬進你的胃,突然感到,“噢,上帝,別讓我看到。”所以你是馬槽中的薊,必須溫柔,為基督提供舒適。

你必須變得如此柔和,如此甜美,如此潔淨和純粹,因為一個新生的嬰兒就要放在馬槽中。你是拘莎草,是薊。對一位瑜伽士而言,kushasana是只坐在拘莎草上的人,所以他才稱得上是瑜伽士,祂出生在拘莎草上,沒問題,但是現在你呢?在馬槽中迎接祂,這是馬槽。母親準備了馬槽令孩子感到非常快樂和舒適。薊代表堅硬、執拗、僵硬、醜陋——所有這些都必須脫落。這是非常具有象徵意義的,我不得不說祂的出生非常具有象徵意義,為什麼,為什麼,人們應當思考祂為何是那樣出生的?人們可能給出種種解釋,但是我知道原因,因為是我安排的。我試著使你們柔順,我試著塑造你們,有時候我不得不對你們嚴曆,有時我必須對你們發火,有時我必須叫你們離開。剛才有些幻海堵塞很嚴重的人,我的胃已經開始痙攣。這對我來說沒有關係,因為我本應如此,我很幸運我必須面對所有這些。

我們內在的基督怎樣了?除非你創造一個馬槽,用非常柔軟的薊,否則你不會為你自己、為你的存在、你的靈感到快樂。你自己無法去享受。你們以為通過證明你們的自我,證明你們的傲慢,證明你們相互之間所做的一切,便是享受。有些人在忙著從霎哈嘉瑜伽賺錢,有些人忙著欺騙他人,有些人忙著說謊,有些人則製造問題,有些人毆打妻子,有些妻子挑釁丈夫,這都是些什麼事?我們正為基督創造一個美麗的馬槽,創造地球上的寧靜。我們必須變得寧靜。要達到寧靜,必須要謙卑,這是基督的訊息:謙卑。如果你變得謙卑,寧靜會到來。謙卑是個好詞,我不知道它是否如其所指。謙卑意味著不求自身的舒適,而是他人的舒適。將他人考慮在前,那是謙卑。不是說“非常感謝”。你殺了某人然後告訴這個人,“我很抱歉殺了你。”完了。在英語中表示結束了, 一旦你說“我很抱歉”,完了。“是的,我知道。”還有一個是“我知道”。

“你為什麼要這樣做?我知道”完了。如果他知道,那麼就沒事了,然後就沒有懲罰。你們不知道,你們都是靈,如此的美麗,你們會被雕琢出來。不錯,那是我的工作。你們要被清清乾淨,那是我的工作,沒問題。喚醒昆達裡尼(Kundalini)是我的工作,不錯,但保持它則是你們的工作。相反有時候我覺得,因為我做所有這些,這保持的工作,變得非常非常的糟糕。好像在印度,我看到有些人試著要幫助我們,給我們金錢,你看。我們自己並不賺錢,你看有些人捐錢,然後他們修建了一些水井,全都荒廢了,廢棄了。沒有人想要珍惜免費的禮物。這是人類的天性。如果你不努力工作保持它,只是把它交托給母親,“哦,祂會治療我們,讓我們繼續做想做的事。祂還是要來的。祂要來照顧我們,我們就落後吧。”這就是為何我的出現有時在某種程度上並不是那麼富有成效。我在英國停留一定程度上是好的,之後就應離開一段時間。

我非常愛你們,你們很瞭解。英國是我的心臟,你們必須在這,這個耶誕節我想和你們一同慶祝,還有新年也和你們一起,這完全出於我自己的願望,但我必須要讓你們明白,你們必須努力再努力,以確保你們自身的清潔,去除你們的問題,跟上來,不要說:“對,是這樣的,母親。”每次你們都跟我報告說,“母親,我仍是感染了。看,現在這發生了。”好像這樣說是自吹自擂:“我會沒問題,我會很好,現在母親已經走了,當母親回來的時候,我會展現給祂看看。”

有一次我去孟買, 七天過去了,Raulbai沒有來見我,她就在孟買,後來才來見我。所以我問他們, “怎麼回事,她還好嗎?她好嗎?那麼她為何不來見我?”我想“她出了什麼問題?”

七天后她來見我,她說:“母親,我很抱歉我沒有來見您,因為我這段時間感染了,我想把自己清潔乾淨後再來見您。”

所以,必須要清潔。必須要保持,提升昆達裡尼。集體性的,集體性地相互照顧,你必須只支持霎哈嘉瑜伽士而不是其他人。外部的人,他們都是外部的人。他們不是我們,我們是霎哈嘉瑜伽士,那些試圖支持其他人的人不再是霎哈嘉瑜伽士。他們離開霎哈嘉瑜伽,可能會對我們更好。無論我們怎樣,我們都是自己人。外邊的人只是外邊的人。我們必須彼此相親相愛。我們必須如聖人般尊重彼此。任何人都不得對其他人說刻薄的話。不允許,要友善,要有愛心,要慈悲,管住你的舌頭。謙卑下來,謙卑,謙卑是必須要做到的。用大字寫下來,“謙卑 ,謙卑,謙卑。”當你變得謙卑的時候,寧靜便會籠罩著你,你會感到如此美妙。要謙卑,是沒有錯的。

基督甚至達到這種程度,祂說有人煽你的左臉,你把另一側轉向他。要謙卑。對羅馬人,沒有其他的辦法,沒有其他辦法。祂也教導謙卑。自始至終,祂都在教導謙卑。你們應當謙卑對待彼此,就是這樣。你們無需對其他人謙卑,因為現在沒有人可以折磨聖人,這已經結束了,那種狀況已經結束。但你們彼此之間要謙卑,在生活的需求上保持謙卑。那並不是說你應當成為那種……嗯……成為那種奇怪個性的人,你看,不是那個意思。應當是高貴得體,正如基督誕生時那樣。但你應當謙卑。試著訓練你的身體,讓它們更輕盈,以至於你可以坐在任何地方,你可以走在任何地方,你可以睡在任何地方,你們都是年輕人,要調整你們自己。

如果有人只有一間房你應當說,“很好,沒關係,我可以住在過道裡,別擔心。”但我曾見過他們會第一個沖到帶有浴室的房間。你們多少人有帶浴室的房間?舉起手來,讓我看看。住在靜室中吧。最好放棄。最好放棄。看現在,最好放棄。你們所有的人都應放棄單間,住在共用的大房間中。因為你們是夫妻,現在你們不去住大房間也行 ,但是無需要求有浴室的房間。

應為他人放棄舒適,而不是為你自己。你應當令他人舒適,而不是你自己。有時,我很驚訝人類怎樣迫使其他人吃任何東西。那種自我中心,有時令人吃驚。但來到霎哈嘉瑜伽之後,你改變了。你享受給予他人舒適,享受對他人說寬心的話,為他人做一些美好的事,你享受這些。基督被給予一張馬槽的嬰兒床,而祂寬慰你,給你寧靜,祂以救世主身份到來,你能想像這個差距嗎?現在你們是整個宇宙的拯救者,就像祂是救世主。但是,你不能自私,你不能享受舒適,你必須像基督,祂曾生活在任何祂喜歡的地方,住在叢林中,祂住在任何地方。只是為人們辛勤地工作,祂甚至有時都沒有食物,沒有。祂生活在任何環境下,任何條件下。祂從未要求任何舒適,沒有任何要求。祂是個木匠,甚至從未戴過手套。現在你們一定都有手套。你們一定都有襪子穿,你們一定有鞋穿,你們一定有剪鬍子,他甚至從未剪過,那不是說你要留著你的鬍子,但祂是個非常乾淨的人。祂生活極其極其簡陋,那是我們必須要做的,要節儉。

你知道,我擁有人們可以想到的一切,但是我可以生活在最低限度,我可以只有兩件紗麗,有時甚至只有一件。你們應當能夠生活在最低限度,那才是關鍵。我們要從祂的生活中學到的就是我們是當今的救世主,而救世主的生活正如一個謙卑的人,精粹的言行,非常尊貴。他不會言行舉止好像一個乞丐,“呵,呵,呵”像那樣。你們也像他們中一些人,你像這樣走路,當你們這樣說話,你們像(Shri Mataji做了一個乞討的姿勢)。那是不好的,帶著尊貴,帶著你的端莊,帶著你的莊重,你在行走,實際上那些真正偉大的人,那些真正的國王,不需要任何東西。哈!什麼可以主宰他們?告訴我?如果你是整個世界的君王,如果你知道自己是這個世界的皇后,還有什麼更重要?有什麼舒適可以主宰?有什麼物質可以誘惑這樣的人?因為那人已經超越其上了。那就是badshah,那是王,那是真正國王的標誌,天國的王,不是英國,或任何地方,是天國的。那便是你們。你們是天國的子民,對你們來說,這些事應當絕對的一無是處。

應當看到物質的美麗,而不是去佔有物質。美麗就是舒適,不是那種你在身體中感受到的好像擁有舒適的東西。美麗是如此讓人舒適,人們不知道美麗是多麼令人舒適。我肯定當你們今天慶祝祂的生日同時,我們榮耀祂,借著接受一種殉道的精神,在這種精神中我們奉獻,在這種精神中我們不索求任何東西,但我們會給予。你毫無所求,但你給予。甚至今天我收到有人來信說:“我想有份工作,您能幫助我嗎,請祝福我?”各種那樣的事。這可以是任何無意義的事。當然,我是說,一個人可以擁有所有那些東西,但是只要求一件事,那就是靈,一旦你請求,那就是你所做的最高的請求。然後你不想要任何其他的東西,得到完全的享受。

所以,慶祝祂的誕辰,歡慶祂的誕辰,就是歡慶我們的滿足,如果你是滿足的,你不會追逐你所不足的,不是嗎?如果你是完整的,如果你是完全的,如果你是滿足的,你不會去追尋,是吧?所以享受你的滿足,你的完滿,你的完全,你的完全的滿足,享受它。最終,所有這些事物都帶來某種滿足,當然,我不知道你是否從中得到任何滿足,但真正的滿足源於你的內在,是靈,你享受它。這是對你自身而言,對於他人,你令他們感到舒適。不會像這樣,任何人跟你說話後,會過來向我抱怨:“母親,他咬了我,我遇到另一個惡毒的人,他咬了我。我碰到某人,他打了我。”舒適,你對他人而言是一種舒適,相信我,你是的。舒適。所以那些令他人感到舒適的人不會擔心自己的舒適,牧羊人,簡單的人。在這麼冷的天,想像一下,他們在外面,他們看到天使,這只能被謙卑的人、謙卑生活的人所看到。祂向他們展現,也向智者展現。

所以只有謙卑的人和智慧的人,智慧——常識和智慧。沒有智慧的人永遠無法理解我,永遠無法理解我。那些聰明的人——所謂的有知識的人根本不是智者,他們很愚蠢。你們知道他們是愚蠢的人。智慧。所以這三個智者和牧羊人是另一個偉大的象徵,他們將理解霎哈嘉瑜伽。簡單的人,牧羊人。另一個是智者。一定有那麼多人看過那星星,只有智者能理解那星象。從東方來的智者。是真的,東方人比其他人要智慧得多,毫無疑問。但是為什麼?讓我們看看他們為什麼更有智慧。在一定程度上東方人是更有智慧。

你們看,在你們的身體內,有東和西。東是左邊,西是右邊。東方人偏左側,更接近心臟。但並不是東方的日本人,可怕的人,可怕的日本人,然後…….這些售賣毒藥的人、諸如此類的人,他們是最糟糕的。但那些知識淵博並且偏左的人,是知識和愛的結合,知識和慈悲的結合。如果沒有愛,如果沒有慈悲,我是說你都無法跟那個人說話。他像一根木棍。我是說,一根幹木棍,我能給你什麼生命能量?要有些青草在上面,不是嗎,最少要有一點?如果有太多的水,它會壞掉,腐爛,但如果是個筆直的幹樹枝,你知道我的意思,像幹樹枝,你如何把生命能量給這樣的人?你做不到。你無法提升這樣的人。所以第一件事就是愛,智慧來源於愛。智慧不是來自聰明,它來自愛。當你愛某人,你得到智慧的光。通過思考你永遠都無法變得智慧,你可以變得愚蠢,絕對的愚蠢。但是通過愛,你可以變得非常有智慧。當我看到霎哈嘉瑜伽士突然說出一些極其智慧、一些偉大的話,突然,他們說出一些如此甜美,如此美好的話,正中心意。就是這樣!心是打開的,智慧的芬芳來自心輪,那是種象徵,祂們三人來了,祂們是誰?梵天婆羅摩(Brahma), 毗濕奴(Vishnu), 濕婆神(Mahesha)。祂們來看基督——梵天婆羅摩, 毗濕奴,濕婆神,看這生命能量。

因為只有祂們能辨認出,普通人不能。羅馬人?不能。所以祂們來了。所以我們要變得謙卑,我們要變得有智慧。智慧是這樣的、有這麼多的面相的鑽石,我無法在短時間內向你們描述。哪一天我會談談智慧。但是都是常識,那麼甜美,那麼美麗:何時該說什麼,如何轉換主題,什麼時候要堅定,什麼時候要用強硬的方式處理問題,這是何時成為一位紳士,何時要變得粗野,何時要對人叫喊,何時要變得安靜,謙卑和甜美。所有這些判斷,你看,所有這些都是智慧,它是重力的中心,要達成它你們必須放棄你們極端的行為。固執是首要被放棄的,所有智慧的人應該放棄頑固。

有個像基督這樣的兒子真是莫大的恩賜,我是說,如此自信,你感到adhara,完全的護持,沒有任何問題。有個像祂這樣的兒子,完全的順從,完全的百分百的順服和謙卑,完全理解你。沒有問題,你們也都是我的兒子,是仿照祂創造的,仿照我創造基督的模式創造的。我為你們感到自豪,孩子們,跟上來!你們已經有一個為你們而造的榜樣。在你們之前是基督。看看祂,是多麼好的支持。我從未有任何的抱怨,任何的沮喪。祂從不會沮喪,毫無疑問,祂不會告訴我說,“我很沮喪”,絕不會。這個詞不會出現在智者的字典中。你們……當你們完全被安置好後,你們怎會沮喪?這個詞必須從那些使用它的霎哈嘉瑜伽士的字典中刪除,問題和不安這兩個詞。你們解決問題,提供解決方法。沒有問題,只有解決方法。

這就是一個兒子應當對待母親的方式,她可以依靠他,絕對的,沒有任何問題,沒有。我意思是你有個兒子,一個像基督一樣的兒子,還有什麼需要擔憂的呢?甚至祂說的一句話:“注視著母親。(Behold the Mother)”就是一個口訣,這是我用過的最偉大的口訣。當你的注意力在這兒在那兒時,我只需對你說出這個口訣,就像是一個命令,並且如此謙卑,如此謙卑。注視(behold)與看(see)不同,不,這是非常謙卑的表達。注視(Behold)是針對某個莊重的,偉大的對象,注視它,接受它,理解它。正是這樣對支持和愛的互相理解,應當存在於我們之中。沒有隱匿,沒有拘束,沒有排外。沒有排外,必須在一起享受所有。現在你們所有獨自享受的想法必須就此放棄。

假期就是當你陪伴你的……霎哈嘉瑜伽士,不再有假期。所有這些事都必須放棄。這都是違反基督行為的。祂從未有過假期。從未有過。今天是假期。假期(holiday)來自神聖日(holy day)這個詞。在基督的陪伴中度過的每一天,每一分鐘,是神聖日。所以他們一定是將它降低,從基督到靈,靈到幽靈,幽靈到其他事情。我確定,我是說人類擅長對你們看到的進行派生,直接跳進深溝。所以他們一定做得非常甜美,美妙。那就是智慧,都是智慧。智慧的人從不狡猾,從不尖刻。這是我也無法描述的。而最具智慧者就是錫呂•格涅沙(Shri Ganesha), 祂是智慧的化身。向祂祈求智慧。祂賜予你智慧去做任何事,向祂祈求智慧。

今天我只是想到,過了多少個耶誕節,我都從未這麼多地談論耶穌,以那樣親密的態度。這種關係,這種關係,如此近又如此遠,因為祂知道我是誰。那種威嚴,那種崇敬,那種謙卑,在任何信徒,甚至在你自己的兒子中都極難尋覓,是如此親近,但卻完全地理解。那種合一必須發展起來。漸漸地,我們都發展出來,我知道,但這是加速的日子,我們必須在正確的方向上稍稍加快速度。

所以現在,正如你們所期望的,我們外面有個白色的耶誕節,如你們所期望的那樣“請給我洗禮,我會比白雪更清白”已經得到神的祝福。想想所有我們曾一同做過的美好事情,我們今後還將一起做下去。你就是那樣解決你過去和將來的問題。基督來到這個地球要拓展你的當下。所以基督,現在的基督,今天的,在你們內在誕生的基督,應得到照顧,不是聖經中的那個基督,而是你們心中的基督,在你們內在誕生的基督需要得到照料。

聖經是如此具有象徵性,所以人們要花上許多年才能理解它的意思,聖經對你們太具象徵性。但是至少你們能夠理解它,而其他人則無法理解。所以一個人通過自己的靈才能理解,那是在你們內在誕生的基督,需要被照料。把祂放在非常柔軟的心裡,如果你有薊。祂是一個集體的存有,如果你影響了集體,那麼祂便受到影響,照料好祂。

所以他們說“聖誕快樂”是為享受喜樂。在和平中產生了喜樂,喜樂之光,歡樂,我希望整個世界,整個民族獲得和平,希望他們可以理解,放棄所有的鬥爭,所有為金錢和權力而進行的錯誤的戰爭,所有認為他們與眾不同的錯誤思想,希望他們來到霎哈嘉瑜伽的旗幟下,帶著尊敬和愛被邀請進入上帝的國度。

我希望他們所有人都能得到和平,所有的國家,所有的人類,在他們的家中,在他們的心中,包括他們的孩子。讓和平和他們所有人同在。讓他們的心中散發和平,他們的語言講述和平,他們的眼睛只看到和平。所有這些都必須改變,必須出現巨大的改變,整個宇宙必須發生不同的轉變,所有的仇恨、憎恨、醜惡必須消失,和平寧靜必須充滿各處,不是死寂般的寧靜而是從智慧而來的鮮活的寧靜。我祝福你們所有人成為那寧靜的管道,成為那寧靜的美麗管道,成為那寧靜的榮耀管道,成為你們母親的偉大子女,祂也會為你們感到自豪!

願神祝福你!

有個女神的口訣。Yah Devi sarva bhuteshu, shanti rupena samstitah 噢,遍在的女神,一切的創造者,給所有的一切賦予了寧靜。所以你必須尋找寧靜,那是你的母親。我們都念那個口訣。加文你念:Ya Devi sarva bhuteshu shanti rupena samstitah, […]

倦怠懶散是最違反神 Chelsham Road Ashram, London (England)

倦怠懶散是最違反神
英國倫敦超士咸路 1980年9月27日
……他提及那個旅程,很順利的完成,我希望你們在我開始今天的講話前能聽到。昨天我談及兩件我們在英國要做,也要明白的事情。你要明白,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的問題,我們的確要承受這些問題。
我們的工作傳播得很快,人們都接受它。我發覺歐洲的土壤肥沃得多,很令人驚訝,一旦人得到自覺,就變得極棒,我的意思是他們視得到自覺為期望已久的事情,他們明白霎哈嘉瑜伽的程度比這裡的人多得多。雖然你的靈量昇得很高,我可以看到,但你們的進展卻並不太好。現在雷已經去了印度,他會告訴你怎樣,什麽類型的人在印度,他們有什麽進展。
正如我所說,我們的國家現在最主要的問題是怠倦懶散。不管如何,我們要克服怠倦,怠倦實際是撒旦的力量,它不單是來自物質對靈的控制,還是真正邪惡的力量,因為它阻礙你的昇進,所以我們必須避免怠倦。若要擺脫怠倦,我們必須很有警覺性,警覺它怎樣爬上你的身上。克里希納曾經說全世界最邪惡的陋習是「aalasya」。「aalasya」的意思是怠倦。”Aalasyso Bijayate” –––– 一切都源自aalasya。依克里希納所說,怠倦首先出現,因為倦怠,我們養成陋習,也因為怠倦,我們偏向右脈。為了避免怠倦,我們過於偏向右邊。依克里希納的說法,所有事情都源於怠倦。因為怠倦,人失去了生命的精粹,這是我們的特質,我們真正的問題就是怠倦。
我們說因為霎哈嘉瑜伽有種”akriya”包含在內,我們什麽也不用做,那是毫不費力。一切都毫不費力,自然而然的成就了。所以我們視一切都是為我們自自然然的成就到。靈量Jagruti只在第一次自然的發生,不是在第二次,只在第一次。是用我或我的相片來成就,但之後,你要自己來做,你要保持靈量昇起,要明白自己出什麽問題,身處何種境況。我的意思是你們每一個都是傑作,獨立的傑作。因為怠倦,你像受雲霧遮蔽,也因為怠倦,你被隔離,怠倦亦帶給你自我。因為若任何人挑戰怠倦,你都會站在那人頭上,你不喜歡這類人。怠倦也出現在注意力不是放在靈性發展的人身上。正如我昨天告訴你,他們把注意力放在其他對靈性生活不重要的事情上。
我們放注意力在其他事物上遠比靈性生活多,怎會這樣?為什麽我們放更多注意力在物質的事物,物質的舒適,物質的成就,物質的迷惑上?為什麽?你必須想一想,為什麽不是放在靈性昇進上?原因是我們認同於物質,我們都曾經經歷這個循環,以為自己要有物質上的發展,因此有工業革命,我們創造了被工業主宰的社會。機器出現,我們看到機器控制我們,我們想躲進機器裡不把自己識別出來。機器亦令我們怠懶,因為運用機器製造物件後,雙手便不用工作,雙手便失去了靈巧,我們喪失了行路的能力,只能乘巴士或汽車,完全不想走路。機械化和過度的運用物質令我們變得物質化,變得物質,沒有物質便不能活,我們那麽認同於物質。在得到自覺後,若你仍然認同於物質,你的自覺便會慢下來。所以我們要明白,要徹底的明白,物質是絕對次要的。當然,若沒有肉身,你們是不能得到自覺,因此必須有肉身。但粗糙層面的物質是毫無意義的。對你們來說,精微的事物還可以,也是重要的。就像這光,它在燃燒,是重要的;水在海洋中是妥當的;開濶的天空,這裡的天空不太好,到別的地方會更好。例如這裡的大地之母,我不知道它是怎麽樣,印度某些地方的大地之母是非常精微。你認同於物質,物質也認同於你。我們運用它,與它一起生活,就是這樣我們才那麽容易回到同一個物質的旋渦裏,陷進物質裡,放注意在物質上。現在若我說︰「不要再放注意力在物質上。」你便走到另一面,在精微層面,你跳進了陋習裡,陋習是…我可以說是不清潔、污穢、骯髒、管理不善。你從一個極端跳到另一個極端。若處於中央,什麽是物質?我們要明白,要嘗試認同自己的靈。
什麽是物質?讓我們把它找出來。物質是什麽,物質能創造什麽?你們知道物質是由五大元素所構成,也知道我們的肉身是五大元素所構成,是在人類的右邊。五大元素一是把你推向左,一是把你推向右。我這樣說是當你們開始運用物質,漸漸就變得怠倦懶散,變成物質的奴隸,養成了習慣。若你習慣坐在椅子上,就不能坐在地上,若你習慣過舒適的生活,就沒法過不舒適的生活,類似的事物在奴役你。其二,當你想控制物質,過分活躍的運用物質,你令一切都很恰當,很美好,一切都恰當美好,一旦你過分有效率的運用物質,你的自我就會發展,一旦自我發展,你就會有極端的行為。因為生產越多,你就越濫用它,不然,你不知道該怎樣把它們全部出售。你變成富侵略性的生意人或富侵略性的國家,想兜售貨品,想以他們先進的物質來控制其他國家。雖然藉由暴力,你能再進一步,但你卻變得物質主義。物質取向的人沒有真心,物質取向的人是沒有心,只是乾巴巴的,只懂錢、錢、錢,他不會超越錢,所以對金錢有太多執著依戀也是物質取向,浪費金錢亦是物質取向,而最差勁的要算是不善理財。變得物質取向是你的本性,你已經開始了這樣,人類的天性是要變得物質取向,因為我們的生命是以物質開始。
昇進也是人類的天性。就如成為野獸是自然的,成為霎哈嘉瑜伽士就更自然,兩者都是大自然的一部分。你該何去何從才是問題。梯子能把你帶上亦能把你帶下。若你要往上走,你的雙眼必須向上。五大元素在你內裡創造了什麽?它們創造了你內裡的五個輪穴,你也可以說五大元素創造了六個輪穴。當這五大元素創造輪穴時,它也讓我們擁有神祇的aasana(體位),即讓神祇進入的寶座,所以它們很重要。若你要給神祇一個寶座,你不會提供不潔的寶座,你會給祂們最美好,最佳的寶座。所以你要知道,當你使用物質,要看看它吉祥的一面,你要知道你使用的物質是否吉祥。
我們隨意購買衣服,隨意購買物品,若我們能運用生命能量的感知來選購物品,就能知道該買什麽,什麽是美好的,因為漂亮與吉祥往往是相輔相成,它們不是分開的兩件事。漂亮為你的靈帶來喜樂,吉祥也同樣為你的靈帶來喜樂。其他的漂亮都不是真正的漂亮。對霎哈嘉瑜伽士而言,所使用的物品都必須是吉祥的。所有吉祥的物品,不論是什麽都是重要的,必須常常放在最高的位置。以我的相片為例,它是非常吉祥,你不應放在地上,不應踐踏它。吉祥也分等級。因為你是聖人,因此你的衣服也非常重要。你是否意識到自己是聖人?是否意識到你的自尊?你現在已是聖人。你該穿什麽衣服,你不是流氓,並不在街上,所以必須穿上莊重有尊嚴的衣服。我必須告訴你們全部人︰「必須穿得有尊嚴,不要穿上令人感到你沒有尊嚴的衣服。」衣服必須莊重,因為你現在是聖人,不再是走在街上的普通人,你是神挑選的聖人,所以你不應穿上可笑、有趣的衣服,而是穿上一些讓人感到你的尊貴的衣服,不是虛假而是真正的尊貴。你看到衣服的生命能量。穿上你的國家的服式,你不需要穿著其他人的衣服或是什麽,衣服最重要是讓你感到尊貴,有責任感,衣服要令你能保持尊嚴,衣服的效用就在於此。
現在說說另一件事,你使用的任何物品,例如你的房子。你的房子應該是充滿喜樂,充滿尊嚴,人們來時會感到舒適,讓人坐得很舒適的地方。但過分舒適是違反霎哈嘉瑜伽,也沒有必要像斯巴達那樣簡樸刻苦。他們連蓋著地面的東西也沒有。房子要令人感到舒適,但不必過於個人化,因為這樣會令舒適爬上你身上。舒適是英國人必須完全避免的,不容許他們的身體處於舒適的狀況對他們是件好事。尤其是英國人過分沈溺於浴室,我曾經看過,他們是太過分了,我感到很驚訝,我走到一處接待處,我能告訴你是英國人還是其他人所擁有的,若是英國人所擁有,浴室就會很妥當,會有各式各樣的毛巾,各式各樣的肥皂,我的意思是他們會照顧所有的細節。我立即知道這個浴室是英國人擁有的,因為他們對浴室非常有意識,雖然他們並不沐浴。我曾經見過一些英國的房子,有六十間房間卻沒有浴室。
他們並不常沐浴,但浴室對他們卻很特別。若你放一張舒適的椅子在浴室裡,他們不會介意坐在浴室裡。就浴室而言,我們要養成習慣,十分鐘之內,要離開浴室。現在當我說你要沐浴,意思不是說你要早晨就沐浴,不是這個意思。你要在外出一小時前沐浴,這是從吉祥的角度而言。現在你是聖人,所以你要多用水,洗十次手是最基本的。要令自己的能量妥當,你必須洗手。
在印度,有些人不停的洗六十四次手。我常常都警告事情會產生反效果。就如醫生不停洗手。同樣,有些人亦不停的洗手,你並不需要把手皮也洗脫。你能多洗手是件好事。我的意思是你既是聖人亦是孩子,我與你說話時的態度就如你又是聖人又是孩童,這是頗複雜的境況。當你是成年人,我以這樣的方式向你說話,你有時也會感到受傷害,但最重要的是你要明白︰「我們都是聖人,作為聖人,對於物質,我們應該怎樣處理。」
你們家中應該不缺任何物品,缺乏不是神聖的徵兆。吝惜、缺乏 — 你來到某人的房子,發覺房子像可憐的乞丐洞,不應有這樣的情況出現。你要有恰當的盤子,恰當的物品,甚至或許有隻放在某處的破損盤子。所有物品必須是清潔的、整齊的,或許還是人手造的,即使沒有人手造的物品,它們必須是清潔和吉祥的。若你找到人手製造的用具,能找到人手製造的用具是非常好的,能用人手製造的東西也是非常美好的。我們到過聖雄甘地的集體靜室,是嗎?雖然那地方是非常簡陋,但每樣物品都安置得很妥當,這方面日本人很懂得處理,我們要好好向他們學習。你要從很多人處學習。因為受禪的影響,日本人懂得生活的藝術。他們擁有簡單但舒適的房子,他們懂怎樣令房子看來很漂亮,怎樣令人感到舒服。
神創造物質,所以我們必須尊重物質。什麽值得受尊重都要尊重,不是所有物質。不是每一種物質都要尊重。例如,當你看到某類不吉祥的油畫,不要看這類油畫,不要看這類油畫是因為它不會帶給你喜樂和快樂,它就是不能帶給你喜樂。
現在人們常常告訴我︰「霎哈嘉瑜伽士並不存在。」這是非常重要的。存在是從物質而來。若我們的出現並不恰當,人們可以分辨出來。一切都在我們內在,若你變得吉祥,人們就會發現你的存在。不論我們身處何方,人們都知道有你。這種存在是物質給予我們的祝福。所以我們必須尊重物質,要意識到你穿著什麽,把衣服拋在地上,隨處亂放,活得像騾子,或像住在豬舍裡都不是霎哈嘉瑜伽士應過的生活。他必須活得有條理,必須尊重衣服。不是過分在意你的衣服而把別人的衣服拋掉,別人也是霎哈嘉瑜伽士。你們必須互相尊重,因為你們都是聖人。若你尊重自己,也要尊重他人。一旦你開始尊重物質,即你內在的精粹,即注意力,物質的精粹是注意力,注意力賜予你存在。我給你舉一個例,最近馬利亞與我一起,當她為我翻譯時,她忽然看到這裡的花朵,她把它們弄好,這便出現了很有趣的情境,每個人都看著這個女士在做些什麽?現在她明白了,我告訴她︰「當你在說話,你必須全心全意地說。你的注意力,你的注意力在那裡?」
若你的注意力放在金錢上,即使我在談論高層次的事物,你仍會只想著錢。若你的注意力放在其他事情上,即使我是在談論另一些事情,你仍會想著其他事情。這就是為什麽我們的出現不會令別人的注意力轉移或令人感到困惑。明白嗎?若你的出現是可笑有趣的,像個愛開玩笑的人,或像個小丑或你是很可笑不潔的人,每一個人的注意力都會受打擾。若你的衣著過分誇張,注意力也會受打擾。若你是圓滿的出現,無論你站在哪裡,大家都會感到有個了不起的人出現。尊重自然流動,尊重實際在流動。那是很不平凡,你也不知道人們是怎樣嘗試去幫助你,事情又是怎能成就到。
若你的注意力受物質支配控制,人們能分辨出來。我們要清楚的照顧我們的注意力,因為在物質方面,這些國家都很先進。什麽在發生,每種物質都吸引你的注意。你走到街上,有個女士站在這裡,那裡有些東西出售,這類事件…常常牽引你的注意力,你要明白,他們的工作就是要你吸引你的注意,不然,他們又怎能從你身上取利?看看,他們並沒有合理辯解,他們製造物品,宣傳物品,令你的注意力分散。這是一種力量,在對抗我們的注意力,所以你要盡量把注意力放直,或把注意力放在大地之母上。若你能控制注意力,就能克服物質對你的控制。
現在最好的是把注意力放在靈上。若你開始把注意力放在靈上,靈本身的甜蜜會令所有事物變得甜美和漂亮。注意力必須放在靈上,即使你準備就緒,也要把注意力保持在靈上。這不難做到,因為靈量已經到達這個階段。若在得到自覺前我這樣對你說,你會說︰「母親,怎能做到?」現在你們都已經得到自覺,嘗試把注意力放在靈上。意思是當靈量昇起,你開始看著靈,或可以說當你得到自覺,你看到靈。靈開始在你身上流通,你開始看到它流通於這些事物。一段時間後,你必須進入靈,看透靈的窗戶,藉著發展靈的旁觀見證能力,看透所有事物。若你發展旁觀見證的狀態,從你的注意力,你變成知識,變成真理。物質變成知識,富美感的事物開始帶給你喜樂。你並非想擁有它們,但它們卻能給你喜樂。即使你想擁有它,也只是為了要享受它,然後把它送給別人,只是這樣。它為你的享樂而設,你想把它送給別人。當你發展你的旁觀見證能力,就不會為自己保留任何物品,只想把物品送給別人,與別人分享。這時候你就知道自己變成旁觀者,因為你正在享受。旁觀狀態是克里希納,宇宙大我(Virata)的狀態,一旦你開始與別人分享你的東西,這是最自然不過的事情。
崇拜的精粹是怎樣克服粗糙的物質。崇拜只是怎樣克服我們粗糙的物質。當我們想擁有物質,要知道物質是神賜予我們的,一切都屬於神。例如我們給神花朵,畢竟花朵是神創造的,我們在給祂什麽?我們向神展示光,或向神做搖燈禮(aarti),這樣做又是什麽?全都只是神的光。我們做了些什麽?向神展示光的時候,我們是在敬拜自己內在的光,我們內在的光元素得到喚醒。光元素就在額輪,當你作搖燈禮時,當你把光放在神面前,當你向神展示光時,你內在的光元素就得到喚醒;當你獻上花朵,根輪就得到喚醒;當你獻上蜜糖,你的注意力就得到喚醒。因此,為何我們要向神獻上物品?不管如何,神什麽也不需要,但神卻是享受者,你不是享受者,你不能享受,神是享受者。在你內在,當神在你內在時,享受的是靈。
所以任何能取悅靈的物品都會在崇拜中獻上。現在你獻上大米 — 人發現這些物品 — 你把大米獻給女神,米應該放在她的大腿上。為什麽是大米,為什麽要向女神獻上一點點大米?因為獻上米,你在取得食物的滿足感,或食物給予你的滿足感就得到喚醒。不是說你要向我大灑物品,不是這個意思。我想說的是要以尊嚴和體諒的態度獻上物品。你向我獻上大米 — 這些人不明白為什麽要向神獻上大米?說到底,為什麽向衪獻上棕櫚葉?祂要棕櫚葉幹什麽?若基督是神的兒子,把棕櫚葉給祂又有何用?或是給祂油、用油沐浴、用油擦祂的雙腳又有何用?這樣做得益的全都是你。
這樣做在霎哈嘉瑜伽是得到驗證的。當你擦我的雙腳,感到好一點的是你,不是我。當你擦我的雙手,你感到好一點,當你俯伏在我的雙腳前,你感到好一點,她,她是一位偉大的…「什麽,你正在做什麽?」
女士︰反射療法(按摩腳部以鬆弛神經)
錫呂‧瑪塔吉︰反射療法,很有名,呀?反射療法。她應該對雙腳或類似的事情有認識。有天她說︰「母親,我想為你按摩雙腳,我知道這樣那樣做。」我說︰「好吧,來吧。」她為我按摩雙腳,應該是我感到放鬆,但卻反而是她感到放鬆。她越為我按摩,就越感到放鬆。
所以你看,當你為神辦事,神就會賜福給你,你得到祝福。不管你有任何問題,把它交給神去解決吧。同樣,什麽讓你感到滿足,也交給神,你自會得到滿足。當你向我獻上花朵,根輪,它給你兩樣東西,腹輪和根輪,所以花朵非常重要。若花朵是美麗的,就能潔淨腹輪;若花朵是芬芳的,就能醫治根輪。我是說花朵的效用還不止此,只想想,這樣做是為了改善你的輪穴。
其他會使用的物品如酥油,酥油對喉輪好。克里希納十分喜愛酥油和牛油。若你用牛油來按摩我的雙腳,你的喉輪就得到改善。你知道得益的是你,不是我,我沒有不妥。我唯一的不妥是你在我體內,若你有問題,我就有問題,因為生命能量必須流向你。我散發的生命能量就如解毒劑,它們必須流動,要明白,這些都是非常精微的事情。從粗糙層面到靈性層面,你透過這些物品而移動,因為首先你喚醒你的輪穴,當輪穴得到喚醒,你的神祇就會快樂,”prasanna”。當神祇快樂,你保持…你取得讓靈量通過的通道,當靈量有通道,靈量就能上昇,你的注意力就開始與靈合一。這是循序漸進的。你從物質層面走到精微層面,再從精微層面走到你的輪穴,從輪穴走到神祇,再從神祇走到靈。靈自得其樂,你什麽也不用做,只把靈交給靈就可以了。
那就是為何崇拜規定要使用這些物品。現在人們看不到這種聯繫,他們想︰「為何我們要給神什麽?畢竟任何東西都是屬於他的。」爭辯開始︰「為什麽我們要點上燈?沒有這個需要。」這是一種逃避,你身在何方,在那個階段層次?你在什麽層次,你是在與物質分離的層次。同樣在霎哈嘉瑜伽,我發覺你必須明白霎哈嘉瑜伽的完整遠景,你正在做著一件大事,你並不微小,你在做著一份很了不起的工作,因為那份工作提供解決人類的問題的方法,所有問題,不管是政治、經濟或其他事情的解決方法。
還不止此,你會感到很驚訝,人越多,我越能成就到。你們越多人,越潔淨,我越能集體地把癌症治好。但你們的通道卻充斥著各種問題,什麽也不能透過你們流通。若你們能潔淨自己,我就能集體地阻止癌症擴散,因為若你們能散發更多生命能量,左和右邊的宇宙大我(Viraat)就變得更潔淨,那麽來自左和右邊製造癌症的侵襲,所有可怕的疾病就會減少,它們就是會減少。
你們卻不明白自己肩負的責任,不明白你們在做著些什麽,撒旦的力量玩弄你於指掌之間。沒有注意自己的潔淨,沒有注意自己的靈性成長,你完全幫不到我,因為生命能量沒有流通。生命能量必須透過你流通。若我能自己處理這些問題,就不用追逐著你們。生命能量必須透過你流通,你是通道,若你不保持自己清潔,不謙卑,不對生命能量謙卑,不對它順服委身,就不能成就到,你完全幫不了我。所以地方上的局限狹隘的問題必須放棄,只著眼於解決一些大問題。若有二萬一千個霎哈嘉瑜伽士,我就能完全阻止癌症,完全消滅癌症…我能控制痲瘋病,我已經在控制癌症,癌症在減少,集體地也可以。我是說我未有看過統計數字,但癌症的數目會減少。癌症是來自左面的侵襲,你越走向左面,侵襲便越多。右脈的侵襲也有很多戰爭,所有戰爭的發生全因來自右脈的侵襲。所有充滿野心的人,像希特勒,他們都在侵襲我們。
你要昇至高於你自己多少,我們必須明白,不要沉醉於你正在做的荒唐事情,你為此真的要好好努力工作。即使要你早起,你也必須早起,你要明白自己的責任,那是重點。人們現在只忙於工作,忙於能賺多少錢,能走得多遠,什麽時候要去工作,這些事情對我們都不重要。不是說你要放棄工作,成為集體靜室的負擔,不是這個意思,意思是你做自己的工作,賺取金錢,工作需要錢,我需要錢,你們也知道所有這些工作需要花多少金錢。我們參與到歐洲的這個大計劃,卻只有很少錢,那是不可能的,不管如何,我們總要去做。所以我們需要錢,你必須賺取、付出錢,你必須付出金錢。
這裡的人連十英鎊也不願意支付,這種人,藉由他們,我怎能傳播霎哈嘉瑜伽?在精微的層次,我們對金錢是那麽依戀執著,我們不明白我們要施予金錢,我們必須這樣做。不單是金錢,金錢不是唯一的解決辦法,我們必須是自己的通道。有些人有錢,他們卻把錢花在錯誤的用途上,把錢浪費掉。這是珍貴的金錢,吉祥的金錢,這些錢落在正確的人手裡,就能用於正確的途徑。問題因此產生。現在我不需要這些錢,你們知道得很清楚。為了你的福祉,你必須付出金錢。問問嘉雲,他會告訴你,他是非常慷慨,他感到很好,我不是要從你那處拿些什麽,反而是我十分願意花我的錢,你肯定知道我有這樣做。但你們要明白,這些工作必須要做,所以你需要錢,我不需要告訴你︰你要付錢。我從來沒有向印度人說這些話,從來沒有,你會驚訝於他們從不帶給我問題,只有天知道他們怎樣解決自己的問題,他們不金錢取向,從不為錢而爭吵,沒有人談錢,沒有人告訴我什麽,沒有人告訴我有關錢,沒有人壓迫任何人,粗暴對待任何人,控制任何人,每一個人都做得很好,錢不要只一個人來管理,要二個,三個人來管理,每個人都知道他們拿了多少錢。
這是很重要的,為解決這個問題,你向我獻上大米,這樣做被稱為「Oti bharne」,實際上是我要求你向我獻上大米。你把大米放在我的紗麗上,你向我獻上大米五次,我則回贈你七次,那是象徵性意義。你們知道象徵性意義是怎樣成就事情。即使你說︰「母親,你是否聖靈?」也能成事,它給你自覺。若有人很有警覺性,很敏感的坐在你的面前,你必須知道這種象徵性的事情該怎樣做,怎樣以恰當、成熟、體諒和正當的態度來做。你們非常渴望作崇拜,但你是否明白,在崇拜之前,通常都有爭吵。首先是被鬼附的人會來,每一個人都開始爭吵打架,想像一下!你必須先沐浴,「你在做些什麽?」
早上不要與任何人交談,要保持安靜,你正在開啟大能,將要解決全世界的問題的大能。你潔淨自己,清洗自己,讓你的輪穴成長進化。人們不贊同這樣做是因為他們變得儀式化、機械化,對他們而言,物質變得十分重要,所以認為儀式化、機械化才重要。但現在則不一樣,你們與別不同,是有自覺的靈。不是說你要做出家人或什麽,你必須,我告訴過你們,你們要活得像普通人,很尊貴的人,不要毫無尊嚴、幼稚、虛假表面,愛開玩笑,像小丑般突出滑稽,不要穿這類衣服。你應該穿上恰當的衣服,令人感到你有風度,我的意思是我在告訴孩子,你的言行必須是個成熟的霎哈嘉瑜伽士。你們全是聖人,知道很多連聖人也不知道的知識,你可以走去問問他們。
他們就是知道我是這樣,這是你不知道他們卻知道的事情。你與他們最大的分別是你隨時都可以找我,你們卻不明白,對他們而言,我很了不起。正如我昨天告訴你,那些聖人怎樣把我認出,他們派人來幫助我。在神聖方面,你們對我的認知很差,不然,你們不會在我面前叫喊,在我面前爭吵,令我頭痛,告訴我一些不該告訴我的事情。「他敲打我的門。」有人告訴我,說︰「他來這裡。」另一個人告訴我︰「他做這種事。」你們都不應以這種態度向我講話。
實質上,說話束縛著你們。說話從何而來?喉輪,說話從喉輪而來,它是從「vani」開始,聲音來自更低。所以要把它提到更高,在不同階段發聲。當它變成Madhmaya,是在心裡,它在心臟地帶脈動,你不會感到那脈搏,跟著它來到這裡,在這裡,它變成”vaikhari”,跟著變成”pashyanti”,意思是它看,它只是看。接著它變成”para”,變得只是敬畏的當下的寧靜。我們要發展這種狀態。我們卻不明白這些都是我們的特質,就是我們要開悟和提昇,令我們每一部分,每一片花瓣變得美麗。若你明白這些很微小,很微小但很重要的事情,因為我正在說一些大事,即使小事也能令你完全閉上雙眼。
這是我的很大的願景,十分大的願景。這偉大的願景只能藉由人類來實現。你不要視自己為普通平凡的人,不然我不會揀選你。你卻對自己毫無認知,就如你對我毫無認知。你必須認清自己,尊重自己。不要尊重物質界的東西,先尊重自己,尊重你內在的東西。若你以這樣的途徑前進,我想你會更能明白我在說什麽。
人類的身體是神的聖殿。這個聖殿必須得到開悟,必須是吉祥的。你要清潔潔淨自己的身體,讓它成為神能住進去的漂亮聖殿。但我們卻欺騙自己,明白嗎?當我在說話,你們都在聽,你們想︰「啊!母親說得非常甜美漂亮。」只是這樣,實際是沒什麽聽進耳,為什麽?因為怠倦懶散,怠倦是令我不能進入你們的障礙,怠倦是障礙物,那是十分美好的事情,它微笑,只要你想著︰「啊!母親在說一些美好的說。那是非常偉大。」它帶給你快樂,但我的話你卻沒有聽進耳,沒有吸收它。就是這個原因。要嘗試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感覺自己的尊貴和榮耀,感覺你的存在,你必須處於當下。當我告訴別人,他們會說︰「我知道,母親,我知道我在做什麽。」那麽你為什麽還要這樣做?這表示你已經被鬼附著。你被鬼附著,雖然知道是錯的,卻仍然這樣做,是鬼附著你。最好用鞋打法拍打自己。這種狀態現在必須消失,我不喜歡你用鞋子拍打自己,我的意思是你到達這個層次嗎?這個層次是那麽靜止。
你的出現要帶給人”Prasannata”,即令人感到愉快,別人與你為伴時要感到愉快。出現是…你能理解,慎重的出現,你知道對某種情況該怎樣應對。你不會有輕率的行為,不會衝向任何東西,不會跳上任何東西。若某人在說話,你不會支配整個談話。當你說話,你的態度不會很激情或很誇張,不會像瘋子般說話或有類似的言行。你的出現自然的顯示你處於中央,很平衡,要保持這種平衡。這種風度是非常重要的,只看看自己,你是否有風度?有些很好的霎哈嘉瑜伽士,他們卻沒有幹勁,完全沒有衝勁。他們待人接物,必須有幹勁,他們要告訴別人,以合適的,甜美的,漂亮的態度,這樣才能成就事情。若不能成事,又有什麽用呢?
現在我再次出門十七天,我真的要出門十七天,我很想念你們,很關注你們,因為你們仍需要好好成長,我感到你們對集體並不理解,你們是非常急躁,很容易令對方煩躁,你們怎能這樣?你們全是聖人,必須互相尊重,相親相愛,互相說些甜美的說話,你們全是聖人。一位聖人遇見另一位聖人,他是怎樣遇見的?你曾否見過一位真正的聖人遇見另一位真正的聖人?你必須看到,你看來不像這樣。最先的證據就在於此,你是否真正的聖人。他已經去了印度,他們怎遇見你?
瑜伽士︰真的抓著我。
錫呂‧瑪塔吉︰看看?
瑜伽士︰我不相信他…
錫呂‧瑪塔吉︰他們是怎樣遇見對方!你們互相擁抱,享受共處,說笑話而一起笑,明白這是那麽和諧。沒有人會想︰「我是對的。」沒有人會這樣想。一旦你開始想︰「我是對的,他是錯的,」「我在做對的事情,他是錯的。」完蛋了。他們享受大家,像波浪移動一樣。明白嗎?他們常常歡笑,享受著,大聲地,互相幫助,這是絕對值得看到的境況。
起初,我們只有五六個人,在Nilambar,來自倫敦,來的人一個比一個好。他們常常打架,吵架,還互相痛擊,你相信嗎?這種事情曾經發生過,我告訴你,真是很讓人感到羞恥。每個人都來告訴我︰「母親,你找到的是怎樣的霎哈嘉瑜伽士?他們真的是霎哈嘉瑜伽士嗎?」不停的為這些那些事爭辯,各種事情都發生過,情況持續著,他們沒有把全部實況告訴我,我只知道部分的情況。我感到很羞恥。問馬高,他們常常都是這樣,我是說他們會打破對方的頭,那時的情況就是這樣,你相信嗎?你卻從未在印度見過霎哈嘉瑜伽士會做這樣的事情,我不曾見過。任何人想玩弄這些花招把戲都要離開,馬上離開這個循環。沒有分黨分派,沒有互相爭吵,沒有這種事。每一個人都感到驚奇,怎麽這些人那麽不可思議,一個比一個好。他們是那麽急躁,壞脾氣,常常打架,他們很驚訝怎會這樣。
就以這裡的查娜為例,盡管她是那麽震驚,她不懂怎樣處理,人們都是好批評,她嘗試保持平衡,她常常都在後面,從不走在前面。說到工作,她是第一個去做,擔起責任。這是上次發生的,不單是倦怠,比怠倦更差。怠倦,你要明白,是魔鬼的頭腦,當你從倦怠中走出來,你只是在吹噓。在印度,我不曾看見人們吹噓,我真的告訴你,很小人吹噓。我們甚至從不大聲說話或發脾氣,從不。現在人們通常都很沈默,跟著是霎哈嘉瑜伽士,噢!你要看看他們是怎樣的享受。噢!女孩,男孩,每一個人,他們是怎樣享受,我很喜歡看到他們,你們必須嘗試享受共處。
人類身上發生最差勁的事情是自我,最差勁的,被鬼附還好,至小它軋痛你。但你不會感到自我軋痛你,不會感到有自我,你視自己為最端正、最好的人。脾氣能在鼻子上顯示,我可以看到鼻子「哈哈」的像這樣,這個自我,印度人也從你身上取得自我,與你接觸過的人,你看,就像一條狗與人類接觸後,學懂很多事情;同樣,當印度人與你們接觸後,便取得自我,我們可以看到分別。在簡樸的村莊裡,人們想變得友善,和諧和美好,怎能做到?透過理解吉祥的品質。吉祥的出現令人感到安心,舒適,吸引人和漂亮。
你怎能發展這些品質?我建議你向我的相片做搖燈禮。當你做搖燈禮時,有人提高自己的聲音以蓋過其他人,他想做帶領者,另一個人又想帶領其他人,不要這樣做,要和諧一點,我可以分辨出來,這樣做是不合韻律。要以同一音調,同一風格來唱歌,嘗試令它變得一體,要有和諧。以謙虛和喜樂的態度,我們一起唱歌,我們的心也一起歌唱,全部人都在唱,我們那麽多人…感受到喜樂,我們那麽多人。若他們看到你這樣,會對其他人有壞影響,我的意思是任何人也感到震驚。為什麽霎哈嘉瑜伽能在印度傳播?因為他們看到人與人之間的愛。
若你把注意力放在靈上,就能感受到集體。注意力必須像我昨天告訴你一樣,找出你有多少次很友善的與別人說話,又有多少次與人爭吵。若某人說了一句苛刻的說話,只要保持沈默,不要有壞的感覺,沒問題,它來了又走了。
一些負面的人偏左脈,一些負面的人偏右脈。有時候這些組合卻很合拍。當好支配人的人想控制偏左脈的人,他們成為好朋友。因為一個喜歡控制人而另一個則樂意受人控制。一旦受支配的人稍為處於中脈或走往右脈,他們就會起衝突,兩人變成最差勁的敵人。事情就是這樣發生,所以必須提高警覺。偏左脈負面的人,必須盡量回到中脈。同樣,偏右脈的人也必須回到中脈。
你們怎能做到?以什麽途徑來做到?讓我們看看,偏右脈的人必須對偏左脈的人友善,而偏左脈的人亦要對偏右脈的人友善,首先這樣開始。什麽是給予和付出?偏右脈的人比較有組織能力,或許有,或許沒有,至小是比較好的演說家,或是好的領導,或許是,或許不是,也說不準。他可能是懂提建議,能把問題帶出的人,他會說︰「我會這樣做,我會那樣做。」諸如此類。偏左脈的人會感到害怕,卻非常謙虛,更有愛心,更富情感,亦更受別人的控制指揮。這個人要發施號令而另一個人則接受指示,就是這樣。
我們該怎樣解決這樣混合的問題?自我的人要嘗試服從偏左脈的人,而偏左脈的人則要嘗試向偏右脈的人發施號令,而偏右脈的人要接受他的指示。他們必須互相理解,必須有一個契約。「好吧,我是個自我取向的人而你則是超自我取向,現在讓我們一起做一件事,你嘗試支配我,我嘗試服從你。」這樣做是有效的,這是心理上的風格,你只是把它實踐出來。試試讓偏左脈的人來支配你。但在這裡,要找個偏左脈的人卻有點困難,很少這類人。我相信有這類人,但一說到自我,他們比其他人更差勁,對嗎?所以要找偏左脈的人是頗困難。找個偏左脈的人,請他支配十位自我取向的人,直至他發展了自我,他仍是妥當的,一旦他發展了自我,不要讓他再支配其他人了。對自己完全體諒下,觀看自己,你是怎樣發展,你走得多遠,這齣戲劇必須演下去,與自己逗玩。若你認同自己︰「我常常是對的,沒有人是對的。」你就不會有任何成就,我只能說到這個程度,因為若你是完美的,我就不需要浪費這些話,所以最好是做這樣的事情,「好吧,你來發命令,我來做。來吧,讓我們看看你的想法?讓你來組織統籌,我們來做。你來告訴我們該怎樣做。」那麽他會很用心,而你則用注意力,這樣能好好成就事情,這個組合會是非常好的。
讓我們下定決心改善自己,不要因此有壞感覺。我們要大大的改善,很大很大的改善,因為你們之間的關係看來好像很壞。就如癌症,絕對是癌症,惡性的。所以要嘗試看著你的自我,若它是…現在即使你告訴他們說有人要他們說︰「很抱歉。」他們也不會說,他們會以諷刺的態度說︰「哈!我很抱歉。」或說類似的話,以諷刺的態度來說抱歉令抱歉變得沒有意義。好吧,什麽也不用說,不應用這種態度說話。你應該說︰「看看你自己,這個自我來了,請告訴我別的事情,我會照做。」
只想想基督為祂的門徒洗腳,這是明智的霎哈嘉瑜伽士該做的事情。他為另一個門徒洗腳。若你記得我的外孫女華娜,當你們來我的房子,我想大約有八至十個人來,她拿一個小桶,為每個人洗腳,每一次,她都把水帶到浴室倒掉,再把桶注滿水,以極大的滿足把水帶回來。她只是五歲,還未足五歲。她為每個人洗腳,把腳擦乾,在做完後,她來到我的雙腳前說︰「我不會看每一個人,我現在要跑掉,我已經完成我的工作。」接著她離開。華娜是十分高質素的女霎哈嘉瑜伽士,她視最能顯示集體的精粹的方法就是為每個人洗腳。「我有些不妥當,讓我把它潔淨吧。」
就如若你想起我,你就會明白我怎樣辛勤地為你們工作,為什麽?因為我非常愛你們,你們是我的一部分,若你們不妥當,我亦會不妥當。若你顧念這一點,你就永遠不會視任何人比你低。為別人洗腳比為自己洗腳更佳,這是個好主意,每一次也能把你的自我降低。
穆罕默德也用這個方法,最能好好運用這方法的要算是拿納克,他說︰「讓所有錫克教徒做一點seva。」他們要做一點seva作為懲罰。當有一群人時,什麽是seva?某些人要坐下來,即使是靈性導師,非常偉大的導師,也要為每一個參加講座的人清潔鞋子。有人給他光亮油、刷子等等。最近,他被懲罰去清潔那些順道拜訪的人的鞋,他應該為他們清潔衣服,清洗他們的東西,作為懲罰。傲慢的人要這樣做,爭吵打架的人也要這樣做,直率的人亦要這樣做,這樣做是很有效的。他們應該清洗衣服,應該清洗雙腳,按摩雙腳,給他們按摩,令他們感到好一點。
在印度,你看到所有的霎哈嘉瑜伽士都在清潔別人的輪穴。但在這裡,人們甚至不能接受自己的輪穴有阻塞,你有沒有看到這種情況?每一天,他們都在為每個人潔淨,他們會說︰「巴巴,請潔淨我的輪穴。」他們都會這樣說,當你為他們潔淨輪穴時,他們說︰「感謝你,你已經為我潔淨了。」接著他們幫助他們,按摩他們的雙手和雙腳,因為你為他們做了那麽多工作。這裡的人卻不會這樣做,我希望可以看到更多的互相體諒,相親相愛,互相吸引,大家都必須向前看,互相幫助而不是互相批評,我討厭聽到你們批評其他人,但若事情做得太過分,最好告訴我,你必須評價自己,「我為別人做了些什麽?」有些人想︰「只要保持沉默就可以了。」重點不在於此。要友善,送些禮物,與他們交談,有那麽多不同途徑去表達你對別人的愛。有時可以送些花朵,嘗試找出他的好惡是很好的,不要做別人不喜歡的事情,有時你會看到,還是不做比較好,又有什麽用呢?若這樣做會破壞大家的關係,最好就不要做,只要找出什麽你不喜歡。
一件小事,我的丈夫不喜歡我把花朵插在頭髮上。在馬哈拉斯特拉邦,每一個已婚婦女都會把花朵插在頭髮上,這是習俗。我嫁了給他,他卻不喜歡這樣,因為在他的社區,只有壞女人才會把花插在頭上,因此,我從來不會把花插在頭上。只在特別的崇拜或與馬哈拉斯特拉邦有關的事情上,我才會這樣做。我的頭髮從不弄個圓髮髻,沒問題,若他不喜歡,我為何要做他不喜歡的事情?沒必要製造衝突和問題,不要做一些別人不喜歡你做的事情,要盡量避免做這種事情,做了會產生問題,盡量做些取悅別人的事情。讓我們看看你是否已想出怎樣取悅別人。若你取悅別人,你的神祇就會感到十分高興,因為祂們全是一體,在你內裡,在她內裡,祂們全是一體。祂們感到高興是因為祂們互相連在一起,當你們對待大家不友善,祂們就感到不高興,因為祂們是一體。
若你們能做到,恰當的,互相體諒的做到,你們全部人都會變成聖人。我看到你們未來的形像。你們一些人會是十分十分了不起,一些人會承擔起這個責任。開展一個計劃,一個對自己,為自己,建立自己的計劃。你對待別人是何等甜美,讓我們就這樣做吧,與別人交談,有些人就是不說話,我見過他們每時每刻…(靜默),他們會有很差的喉輪。你必須說話,必須友善,必須開放你的心。這個南斯拉夫的女孩很直率,我就是因為她的直率而喜歡她,她有一顆寛容的心。
以寛大的態度來說話,開放的心!沒有秘密,這種冷漠,叫什麽?英式的態度?
女瑜伽士︰冷漠。
錫呂‧瑪塔吉︰冷漠?
女瑜伽士︰當你視自己高人一等。
鍚呂‧瑪塔吉笑著說︰冷漠,我以為必定有一些特別的英語來形容這種情況,你也知道他們是這樣冷淡,當你坐…。
其他女瑜伽士︰母親,上唇要硬。
鍚呂‧瑪塔吉︰吓?
幾個瑜伽士︰上唇硬的…上唇。
鍚呂‧瑪塔吉︰上唇?上唇,不大用上唇,不需要用上唇,可能是驕傲。
鍚呂‧瑪塔吉︰這種情況只有英語才會出現,對嗎?你走進火車裡,他們不說話,我是說他們不淮你說話,他們用沉點令你凝結,他們不能看到人笑,微笑或開玩笑,什麽也是…,你不知道該怎麽對待他們,全程他們都在看報紙,他們會把報紙摺起來閱讀,然而他們卻知道你的一切。
女瑜伽士︰這可否稱為「與世隔絕」。
鍚呂‧瑪塔吉︰與世隔絕,對!對霎哈嘉瑜伽士而言,這是很危險。人若與世隔絕便會陷入麻煩裡。與世隔絕是自找麻煩,你知道為什麽?因為你孤立自己,便會受侵襲。要在一起,所有亡靈也知道你與世隔絕,他們會攻擊你。即使你偶然想變得獨特,他們也會攻擊你。即使有些人變得…,藉由說話太多,他們也會變得與世隔絕,變得獨特,你坐在每個人頭上。最好與每個人一起,這是最好的,與每個人一起,和諧共處,拿別人開玩笑,別人也跟你開玩笑,你不應生氣。若有人對你開玩笑,你不應說︰「噢!閉嘴。」不應這樣說。開一個玩笑,作為娛樂。英語有一種很好的品質,就是他們能自嘲,英語就是能找到方法嘲笑自己,這就是英語漂亮之處,我不認為有任何一種語言能有這麽多字句來表達這種奇特的情況,這是很使你尷尬的處境,你只能標籤他們,標籤他們令你知道自己身處何方,你知道這種情況該用那種藥物,情況就是這樣。
這只是標籤,「噢!它就是這樣。」看到社會各處出現這種境況是很有趣的。這種情況有描述…,即使是狄更斯,以他為例,那時候他發現並指出這種事情。我是說文學裡很漂亮的描述所有這些事情,你會驚嘆於人們怎能看到自己是這樣,社會是這樣。人的特性描述︰人的品格是怎樣形成,怎樣演化成社會問題,漂亮的描述,這就是智慧,英國人的智慧,我告訴你,我是說若你受荒唐的想法控制,你便有可能失去這種能力,不然這種智慧是天生的,我是說像莎士比亞這樣的人顯示什麽?你們都是了不起的人,怎會這樣?而一些…,不是一些人,而是很多人,你們會是最有智慧,因為你對他們的創造有優勢,除此之外,你對自己的創造也有優勢。你屬於這樣了不起的國家,試想像整個國家陷入怠倦懶散的泥濘裡,誰能拯救這個國家?就是你們。
所以一次又一次反對怠倦懶散,不管如何,怠倦疏懶是違反基督,違反神,違反瑪塔吉。試試變得興奮,喜樂,快樂,有尊嚴,敏銳,甜美,這些品質並不多,是很少,只有一種。我知道我們會很享受生活,會非常快樂。首先要去除脾氣,你要明白憤怒,說︰「我很生氣。」代表什麽?為什麽生氣,為你的憤怒、脾氣、受激怒而自豪!我肯定這會很漂亮,你正在成長,但你的成長卻因為這些荒唐的品質而發育不全。所以你要遠離這些品質以保護你的成長,就如你保護一棵小植物免受冰霜侵害,就像這樣。對植物而言,冰霜不算什麽,因為植物在生長,冰霜卻會殺死植物,所以不要讓冰霜出現,要快樂。人們走上來,又跌下去,我曾經看到人上來,接著下去,要好好照顧自己。
我會在十七天後再來,看到你漂亮的發展,我的注意力每時每刻都在你們身上,在你們身上運作,我與你們比其他人更親密,因為這些人只看到我兩天便開始哭!他們迷失了,我卻常常與你們見面,比印度人多得多。
保羅在嗎?保羅來了嗎?
瑜伽士︰來了,母親。
鍚呂‧瑪塔吉,保羅,發生了什麽?
保羅︰我想帶來一個訊息,來自印度人…
鍚呂‧瑪塔吉︰呵?
保羅︰…除此之外,印度人向你表達愛,印度有個霎哈嘉瑜伽士病得很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