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拉特利節崇拜 (Greece)

女神拉特利節崇拜 希臘2001年10月21日
 
  今天我們聚首一堂,做女神崇拜(Devi Puja6)。這崇拜已做過很多次,女神應眾天神(提婆Devas)的請求,由邪惡人手中把他們拯救出來。今天我感到同樣的,我們現正陷於奇怪的處境;我想,這些人本身正是惡魔;而且,其他人被他們迷惑(催眠)了,因此才會做出一些原本永不會做的事。不過他們不知道,凡事都有頂點。那個點已經來臨,所有好人,尤其霎哈嘉瑜伽士都應全心全意消滅這些可怕的人,例如那叫Mahishasura的阿修羅。
 
  在那些舊日子裏,事情簡單得多,因為邪魔來時就是邪魔,你可以看得見他們的魔相,他們的行為舉止都証明他們就是邪魔。為何他們這樣做呢?為何他們要殘暴不仁呢?因為他們之所謂「人」,其實不是人──他們的本性就是魔,他們正想設法毀滅人類,好人。
 
  事實証明要消滅他們的時刻已經來臨。我不會反對伊斯蘭,也從不批評穆罕默德。他是神聖的,毫無疑問。他設法去做上天神聖的工作。但神聖的事工引來愚昧而且接受邪魔的人。你們會驚訝於在伊斯蘭裡面有七十四個小組。他們說「我們追隨一個宗教」,但他們實非如此。這些支派當中,有些確是邪惡的人。他們自稱為Devbandhis,因為那是印度的一處地方;他們也被稱為瓦哈比派(Wahhabiyyah)。
 
  我認識他們由來已久,因為在我家,我父家裡,都有過很多穆斯林當廚師、司機和其他工人。這些瓦哈比派是很滑稽的人,他們甚至不相信穆罕默德。所以,假如要告訴他們穆聖講過什麼什麼,他們會說「不,我們不相信穆罕默德這人。」「那麼,你們相信誰呢?」「我們相信阿拉!」「你們有遇過、見過阿拉嗎?是因為這樣你們才相信祂?」但他們的行為都充滿殘暴,是天生的品性,十分殘暴。每當我父親看見,總要叫他們離去。因為他們總是對人陰險勢利。
 
  我從沒想到事情會發展成這田地。他們多是來自阿富汗,你們可以想像嗎?大部分都是。當然他們也折磨其他阿富汗人。他們所到之處都以十分殘暴見稱。不是所有阿富汗人如此,不是所有,而是一部分。他們來到印度,有不同種類的阿富汗人。有些很仁愛、慈祥、樂於助人,十分好人。有些卻很殘暴。初時,我們不明白那是什麼一回事。但因為我父親是個學者,而且是伊斯蘭的學者,他告訴我們「這些人不是伊斯蘭教的。他們自稱瓦哈比派,不是伊斯蘭教。」今天我就看得清清楚楚了。
 
    不是說在其他宗教裡沒有壞分子。不過這些瓦哈比派不斷秘密地成立小組,他們人數不多。那就是當年父親所告訴我「將有一天他們會變得爆炸性,且會圖謀毀滅世界。」初時我不能理解,因為,說到底他們看來只是人而已。但他告訴我:「他們是完全的偽裝了,一旦發動他們的殘暴,你就不知所措。」
 
  我們的國家曾有一個侵略者,叫穆罕默德‧沙‧達里。他是個十分、十分殘暴的人。他常殺害很多穆斯林,因為在他的概念裡,你不應崇拜穆聖,因為穆聖說過「我不是神聖」。我也經常講同樣的話,以免受那些愚昧者所害。多年來我一直說:「我不是神聖。」但當他們感到那能量及其他,他們就會相信。但那些相信穆聖的人從來都不獲這些人所理解。真是十分,十分殘暴,而且因為他們不相信穆聖,你就不能在任何論點上跟他們爭辯。總不能爭論在《古蘭經》上寫過什麼,因為他們不相信《古蘭經》,不相信穆聖,只相信阿拉。天曉得他們何來〔與上天的〕連繫。
 
  不過,很奇怪,他們漸漸可以迷惑(催眠)群眾──好像我們見到一些可怕的假導師以上師的幌子迷惑(催眠)人一樣。你們都曾見過,群眾被迷惑(催眠)了。很多都已經被揭露,有些將會。但他們大都是對金錢有興趣,總是以宗教之名,要搾取大堆金錢。不過,在那個時代,人們看不出其殘暴的手段和行為。
 
  這種殘暴開始生長。我們去過尼撒穆汀(Nizamudhin)。那處我發現了一所馬達拉撒 (Madharaza) ──’Madharaza’的意思是學校。那家學校一向招收幼童。這是十分計劃周詳的,天也不曉得──我的意思是,我不可說,單在德里就有一百二十所馬達拉撒。沒有人知道他們在那兒教什麼東西,怎樣迷惑人,怎樣辦學。有一次,我走到尼撒穆汀那兒,見有人唱歌之類事情。他們有真愛的心。他們也感到我的愛,十分深刻的,而且是全部人,他們也開始來霎哈嘉瑜伽。不過我不知道那兒有一所馬達拉撒。我問他們:「為何在這裡能量是這麼模樣?尼撒穆汀本是個聖人,為何這(紀念他的)地方沒有好的能量流通呢?」當中我感到能量很差。他們才告訴我:「母親,這兒有家馬達拉撒。」
 
  現在看看邪魔是怎樣作為的。通常,邪惡的東西是這樣的──它會形成一些小圈子,一些戰爭和殺人。他們人數不多,但以殘暴為宗教。他們遷居到那裡就想著殘暴。單在那些馬達拉撒,就有人在宣講殘暴,怎去憎恨。就這樣,「仇恨的教育」展開了。這些仇恨的教育藉著馬達拉撒而廣泛地交織起來,遍佈全球。
 
  現在,你們都知道,巴基斯坦曾與印度經常開戰。但這次巴基斯坦也明白「假如跟印度開戰就會被人叫做恐怖分子。」所以他們說:「不,我們國家不會有恐怖分子。」但是,他們愚蠢地──這位新人物〔總統穆沙拉夫〕──竟曾派遣六十五位學者、使節,到阿富汗的馬達拉撒,學習怎樣變成殘暴──你們可以想像嗎!教導憎恨!當然很多穆斯林不是這樣;但假如你尊敬穆聖,身為穆斯林,你會如何呢!
 
故此,所有這些錯誤思想萌生,伊斯蘭就分裂出一些組織。本來無不可,但這些組織完全違反人性,有十分危險的圖謀。我不知有多少穆斯林明白它。他們向全球散播這馬達拉撒的東西;從這些學院出來的人都是十分殘暴。第一項殘暴是對待婦女。婦女被蔑視,完全得不到尊重。這樣就顯出根本無人可以控制他們。在《古蘭經》裡並沒有這樣寫,穆聖也沒有講過。他說:「上帝是慈愛憐憫的;祂賜予平安。」他所做的事,都是絕對神聖的,毫無疑問。但這少撮人,因為他們投靠魔鬼的力量,令世人開始誤解伊斯蘭。
 
  「伊斯蘭」的意思是「順服」。那些順服的人正是你們。順服的意思是人已經放棄了貪婪及這類敵人,而且已經處於普通人之上。另一點有趣的是,穆聖講過,「在救贖的日子,你的雙手會說話。」那是他清楚說過的。自然地,因為那是以詩人的語調來寫,人們就很容易按自己的私念而把它扭曲。不過穆聖從來沒有這樣說過……(稍停頓)……。
 
  在現代,這些人擁護歪理真令人十分震驚。不過,這也是因為人們發展出對他們抗拒的緣故。猶太人──他們也發展出一股對他們的抗拒。這種仇恨要負上責任;那雙方面的仇恨,我會說,現在那是兩種不同的……(稍停頓)……那是很明顯的。
 
  現今,在霎哈嘉瑜伽,你們相信完全的純真,以及簡單的和平共存。而且人們都相信世上可以有不同圈子的人……(稍停頓)……那麼現在我們的責任是什麼呢?我們應該怎樣做?首先,我們必要自省。假如你是生於印度教的,你就應坐下來,找出自己是否因某人是穆斯林而有仇恨。你不可以有仇恨!不能因某人是穆斯林你就仇恨。因為你都是一個穆斯林,因為你已順服,那麼你怎可以憎恨任何人呢?假如你已順服,向上天順服,你又怎可以做些違反上天的事呢?故此,這些誤導人的思想必須拚棄。假如你是印度教徒,你沒有必要憎恨任何人!那是肯定的。印度教(Hinda興都)這個字來自信度(Sindu)河。當年因為亞歷山大 [ 大帝] 說不出信度(Sindu),他才說興都(Hindu)。就因為這樣在印度裡很多人就構築起這可怕的仇恨。不過,當時的主旨不是殘暴,那是一項補償。他們不想去折磨其他人。
 
  所以,這種折磨和憎恨其他人的資質來自其他來源。其來源是,你們都看得清楚,他們公開仇恨他人。憎恨他人是十分惡劣的品格,其中一個最危險的事情就是去憎恨。你們都必須知道……(稍停頓)……好了。現在我們來……(長停頓)……
 
  對我來說,每想到我們人類仇恨其他人,我真痛心──當你明白愛是這麼偉大、美麗的情操。但為何你要去恨呢?因為其他人在你心中留下印象,他們向你撒過謊,你就去怨恨。好一個成就。首先成為人,然後成為一個充滿仇恨的人。那麼下一步是什麼呢?我不知道。
 
在那些舊日子裡,女神大開殺戒是無問題的。女神向來都殺這等人……(長停頓)……上帝從阿米巴蟲創造人類,到這階段,真是十分心傷,我們怎可以仇恨他人呢──那正是已發生的!
 
  現在當然霎哈嘉瑜伽是不同的。霎哈嘉瑜伽士知道怎去享受愛。他們喜歡它,享受它。你們可以看得見。假如你們以某種方法可以把這仇恨拿走──總有辦法,總有辦法──以你們的願力──抗拒和抗衡這些正向人類灌輸的東西,我肯定……(長停頓)……那些來到世上,經歷了種種教養,一心想改善環境、關係、友誼,卻墮入憎恨的深淵的人,那是一項十分艱難的工作……(長停頓)……。
 
  我的心在淌淚。我來到這塵世,要目睹人類這樣互相憎恨仇視。他們談論「愛」和「恨」。你們都是兒女,那是十分嚴重的……(稍停頓)……他們最終變成這樣……(長停頓)……我的意思是,我從前的經驗是,假如我告訴你們真相,你們會震驚不已。人怎會墮進邪惡質素的深淵。
  
這是我們的一種悟性,去瞭解自己。我們憎恨某人嗎?我們有沒有不該有的念頭,或幹過一些事?……(稍停頓)……你內裡有這些東西嗎?找找看!你憎恨其他人嗎?
  
這是人類思維中的,絕對是腐朽思想。這些思想完全跟牲畜的本能一樣,是對人絕對無用的。但那正是在發生,且不斷來臨……(稍停頓)……假如你窮,好,但你憎恨其他人就會富起來嗎?不。假如你有困難,你的任務就是要去驅除困難,而不是令它滋長。所有這些都應了斷。令人驚訝的是,我們不大著緊我們在做什麼。對,我們正正必須有正確的徹悟:我們何去何從?假如你對某人有誤解,就最好把它拔去,完全地。他們想找你麻煩,好,但不要對那人有不正確瞭解。非常令人驚訝的是,我們從不會看見那些事,他們多醜陋、多滑稽〔奇奇怪怪〕、怎樣摧毀我們的人格。
 
    你可能可以糾正某些人……(長停頓)……所有我們作為霎哈嘉瑜伽士的活動,從前我從不察覺到是這麼重要的。我們要投入很多時間。不要理會那些荒謬、不重要的塵世事,卻要專注於在我們在內在外都重要的事。這些無意義的事都必須剪除。假如我問你:「你恨多少人?」你可能會說「二十人」……(長停頓)……你們看,這些東西的整個氣氛都令我充滿了懊悔。真不知我們作為霎哈嘉瑜伽士要怎樣做才好。他們的計謀是什麼?請大家注意內心,自省一下我們做過什麼建設性的工作,什麼毀滅性的工作。你需要一次大大的震撼,才會明白過來。
 
  我喜歡我們的講座和崇拜的方式,但假如你問我那內在的真自性,我知道它是非常、非常不快,頹然若喪。此際,作為霎哈嘉瑜伽士你要做些什麼呢……(稍停頓)……身為霎哈嘉瑜伽士,至少你應投入全心全意。你也應告訴所有人……(稍停頓)……看,霎哈嘉瑜伽士的問題在於你們開始享受愉快,然後就看不見身邊發生的事。
 
現在我必須告訴你們,此刻我正是與幻象作戰當中……(稍停頓)……它是個領域,一個──我不知怎說才好──是個我們內裡暗處潛伏的弱點。我們不曾嘗試向自己的弱點宣戰……(稍停頓)……現在我向你們各人發出請求,請向自己冥想,看看自己有何不妥善……(稍停頓)……。
 
  這是個大震撼,要減少震撼,霎哈嘉瑜伽士可以做什麼?他們可以怎樣摧毀這些生命中的可怖行徑?以愛的力量這是可能的──你們可以做到!不過,你必須在心裡發展出這力量。想想吧!這是今天我們各人的一大教訓,去看看自己──我們妥當嗎?還是繼續去仇恨其他人?我們思想的功能是什麼?去恨還是去愛?假如這愛能為你帶來啟悟,你就會驚訝,你將成為我的一大力量。我不能獨自作戰。我需要有真正發展好愛心的人──不要其他。那是現在你們各人,全球的霎哈嘉瑜伽士的一項挑戰。這並非信者與不信者之間的爭鬥,而是一場我們全部人都合一,爭鬥到底之戰。每一階段我們都要越益精微。
 
  你們今天必須看到要點的所在──我們是否都是這個邪惡東西的一部分?還是不受它所纏繞,準備好與之作戰?這是一場大戰,我希望它會一舉成功。在此以後,將再沒有對人類的殘暴,沒有爭鬥,因為這是羅剎魔與我們自己之間的戰鬥。這次是非比「尋常」的。必須要解釋清楚,也要向那些支持邪惡力量的人說清楚。只有一件事,你可以說:「母親,我們怎樣知道誰是對抗的力量,誰不是?」你們滿有知識,你們都是霎哈嘉瑜伽士,你們知道誰站在錯誤的一方。我知道霎哈嘉瑜伽士可以拯救他人,並把他們帶回知識與愛心的正途,不過,要非常小心那些不斷在傳播邪惡的宣傳技倆。
 
  我想觸動你心的最深處,那是必須要安撫的心……(稍停頓)……。
 
  我肯定你們將會明白那正要來臨的危機有多巨大。可能沒有人會幸存,可能沒有兒童會幸存。因為要成就這種事,它是十分、十分艱難的……(長停頓)……我整個人在顫動、給振動了。你們可以在生活中的每一角落都看得見:這次演講在哪裡延續?哪裡有人在談論殘暴?正在發生什麼事?……(長停頓)……每當我想起……(頓停頓)……它不是一個、不是兩個,是我們所有人……(長停頓)……
 
我正在身處的爭鬥,本質上是十分嚴重的,毫無疑問。但假如你們可以集體地戰鬥,我們可達成的可大呢!……(稍停頓)……我的所有努力、瞭解、力量,每一樣東西都在你們手上,而那就是你們應該預備好的。不是依靠閱讀什麼或談論它就成,你們要在內裡建築起這愛的力量。
 
  我肯定,打開頂輪一事會令你們做到。但嘗試,以愛的力量,閱讀一些東西、瞭解一些東西。這是個深層的課題,當你們談論它,我已有一半在內裡,一半在外面。但我要告訴你們要去發展它,而且只有它(愛的力量)才能形成一股對抗他們所稱為「邪惡做事者」的強大力量。……(稍停頓)……
 
  我的祝福全都給予你們,我想你們所有人都能成就它。你愛多少人呢?有多少人……(稍停頓)……這是你要尋找的。我希望你們各人都明白我要你們做什麼……(稍停頓)……一個新世代正在冒起……(稍停頓)……
 
  你們所有人,所有人,都常在我心裡。我非常愛你們,也願你們都挺身而出做個與我一起作戰的士兵。我亦得悉有人在組成小圈子──那是多麼負面的態度呢。此際我們需要的是絕對的團結。所以你見到這些人的話,就叫他們檢點一下吧。要他們當霎哈嘉瑜伽練習者是沒有用的。
 
  我肯定──那實實在在是由衷的──我盼望你們都成為愛與和平的士兵。因為那正正就是你們生於此的緣故,你們生於此時此地正是為了那緣故。所以,享受吧。
H.H. Shri Mataji Nirmala Devi […]

雅典娜崇拜及對希臘練習者的訓示 Athens, Sahaja Yoga Center in Athens (Greece)

雅典娜崇拜及對希臘練習者的訓示
希臘雅典
1993年4月26日
很高興在希臘這個國家看見這麼多霎哈嘉瑜伽士。第一次到來時,我告訴丈夫這國家充滿了能量,且有很多進化得很高的靈。也許人民已遺失了他們的文化遺產,但其能量仍存在於大氣之中,有一天霎哈嘉瑜伽將在此大大昌盛起來。那年我們遇上一些希臘官僚,感到不太愉快。我丈夫說:「若你說希臘人真的是虔誠的民族,且看看這些人。他們是怎樣待我呢?」我卻說:「雖然有些人很官僚化,普遍是官僚作風的,你不能說他們到底會是怎樣的人。但整體來說,這裡的能量非常非常好,是毫無疑問的。」我在這個國家曾四處遊歷,去過德爾斐(Delphi)等地,及那兒的雅典娜(Athena)神廟等每一處。人們特意帶我到各處名勝遊覽參觀,因為我丈夫忙於開會。我感到每一處都是如此美麗,就連海洋都是這樣美。我想那是十四、五年前的事吧。現在,我發覺那能量藉著你們而復興起來了,整個大地都重新充滿了能量。
你們必須明白你們都肩負著非常大的重任,因為希臘地處要塞,要知道,希臘與義大利,我意思是土耳其,兩者是何等重要。首先,你們是東方和西方之間的橋樑。所有人都在打主意,因為如果能夠管控這兩個地區就可以操控東西兩邊。我是指尤其對西方國家而言。
現在你們最大的危險是,這些西方文化會嘗試抓住你們,那是十分危險的。要明白這點,你先要知道你們像印度人一樣發源自非常偉大的傳統,是遠古的民族;而且你們可以做許多事情,可以身作則來改善歐洲文化。像這些人一樣,我們來到這裡。遊客們到來,他們看到希臘人的舉止,認為可以很大程度地影響他們—–這些歐洲人認為希臘人很容易受到他們的文化和低俗的生活方式的影響。
作為腳踏實地的傳統民族,你們曾從生命中知道了許許多多的美好事物。故此,首先應瞭解你們國家的歷史背景知識,這是十分重要的。霎哈嘉瑜伽士必須這樣自我教育,因為將來你們要和別人交談,你們要向他們談論有關雅典娜,有關你們的傳統、背景,以及它們如何與霎哈嘉瑜伽聯繫起來;如何與聖母瑪利亞、基督等等各樣事物聯繫起來。為此,我們所有人都應嘗試瞭解這個國家的歷史背景,進行這樣的自我教育,以便能談論霎哈嘉瑜伽。
你們都知道,雅典娜手執昆達裡尼( Kundalini),可以淸楚看出,她就是 Adi Shakti(太初母性力量)。事實上,梵文中Atha就是「太初」之意。故此她就是太初之母。因為希臘人與印度人的聯繫已經盡失,我是指,這個翻譯就失傳了,世人就無法明白「雅典娜」的字義是什麼。但印度人知道,這地方是 Adi Shakti(太初之母)顯現之處,因為在(古經典)《 Devi Mahatmyam》(女神頌)一書中,如果你有讀過,希臘是被形容為 Manipurdwip的,意即「位於Manipura之島」。Manipura就是臍輪( Nabhi Chakra)。故此在臍輪之處有個島,即希臘所在之處,是女神的居所。Manipura輪穴就是她的居所。
所以,人們就是這樣描述過雅典娜。當我到訪她的神廟,我發現那兒還有個「子神」的小廟宇,那就是錫呂‧格涅沙(Shri Ganesha)。然後我也去了德爾斐,當我去了那兒時,我很驚訝,他們指著一個土墩說,這就是臍輪(Nabhi),全宇宙的肚臍。我說:「說得對。」但當我轉身過來,那兒的生命能量很強,我看到的就是一尊格涅沙的神像。之後葛雷瓜來到,他也看見並拍了照片。
故此,你們現正坐在臍輪之上。正坐在整個宇宙的臍輪之上。臍輪有多重要,你們都很淸楚,一旦臍輪給弄壞了,整個人生都會變的愁苦。
如你所見,臍輪的右邊是肝。當然從前有很多哲人,他們思想太多了,創作了很多悲劇,希臘式的悲劇是有名的。婚姻制度受到希臘式悲劇少許挑戰,好像什麼二男一女,或二女一男的不愉快的婚姻橋段等,因此臍輪左邊全面地受到侵害。要搞出這些悲劇,他們寫了一幕又一幕的男女不潔關係,什麼的二男一女,或二女一男情節,卻沒有講一下夫妻的純潔關係。那就是悲劇。就是所謂著名的希臘式悲劇。那全都是虛構出來的。首先,人們就會變得偏向左邊。就開始想像:「噢,此生畢竟是悲劇,多愁苦呀,有什麼事可做呢?為什麼是我呢?為何要顯出自己愉快呢?我們真多苦難啊。」所有這些事情首先就是這樣開始的。
然後是你們那個東正教會(Orthodox Church)出現。這個東正教是另一個,他們的確真的不會善待女性,只會把女性視為完全沒有神性:他們有些日子女性不能到教堂、不能觸摸其他人之類的各式各樣荒謬事情。那就令女性變得非常偏左脈。在此上面,還加上這些悲劇等等,及突如其來的經濟問題,人們對此感到極為厭惡。因此,這裡的左脈變得非常非常突出,那些偏左脈的,與亡魂有關的組織就在此開張,很多所謂上師的也來了,他們令你們感到悲苦。但最差的還是希臘東正教會令人感到內疚,從而令你走向左邊。
現今這些偏左脈的質素又漸受一些過度活躍的人所抗衡,他們思考過度,工作過份忙碌之類。不過,我仍感到他們工作不夠努力。希臘人是在懶惰的一邊。當然霎哈嘉瑜伽士就不是如此。霎哈嘉瑜伽士很努力地工作,我很淸楚看得見,他們是例外。
因此之故,要在希臘開展霎哈嘉瑜伽,最重要的,首先是瞭解自己的歷史背景。第二,就是要好好地瞭解輪穴( chakras),要以如何改善各能量中心的知識來裝備自己。假若你沒有這些知識,你就不能面對群眾。不單是男人,女人也應知道輪穴的一切知識,什麼是輪穴,如何運作,有何作用,當輪穴運作受危害時我們如何受苦等等。所有這些知識都是免費的。你不必為這些知識付款。在日常生活中,有一點要記住,當你開始努力練習霎哈嘉瑜伽,就會發現我所說的是絕對實在可觸摸的。你可以驗證它。那的確如此。它並非什麼空中樓閣。它確確實實存在。我們可以證明一切我們所相信的,並向人顯示這確實是真理,絕對的真理。我們不是要傳播什麼宗教狂熱主義和種族主義之類的東西,而是要以世人同屬一個宇宙,同一普世信仰的信念基礎上把全世界結合起來。
人們會問:「那麼我們是否要放棄原有的信仰呢?」你們不必告訴人須要放棄自己的宗教。不應那樣說,你們不可嚴詞厲色。正好相反。「不!不!不!什麼也不必做。只需要來練習霎哈嘉瑜伽,接受自己的靈體 (Spirit),慢慢地事情自會顯現出來。」這個在你們身上全都是如此發生了。比較初來霎哈嘉瑜伽,你們全都判若兩人,漸漸地,你開始開放自己,慢慢成長,也瞭解霎哈嘉瑜伽多了。同樣地,你們也必須如此以體諒、愛心和關懷來教導他人。否則,普通人以為總有人要被指責。當然有些人曾受過很壞的影響,令你們難以忍受,但你們大都應該瞭解到要以愛心、慈悲和很多很多的關懷體諒來引領更多人來到霎哈嘉瑜伽。
我發覺即使那些霎哈嘉瑜伽已發展多時的國家,仍然有可能突然有人會帶來麻煩、被亡魂所附、或言行失去分寸等等。是會突然發生的。這種人,假如及早瞭解,我們便能把他淸除出霎哈嘉瑜伽。我們可以潔淨他。但你們必須淸清楚楚瞭解,自己有多大力量去醫治自己、改善自己、幫助別人;你們可自行成就一切事情。你們擁有一切這些力量。不過,條件是你得要誠懇和誠實;假如你不誠懇誠實,事情就永不會成就。相反,它會回頭反擊。
所以,在霎哈嘉瑜伽,誠摯的目的是十分重要的。你必須有完全誠摯的目的,明白自己存在的首要目標是達到真我的解放。其次,你存在的目的是要幫助別人。全世界各處現在都有人需要幫助,問題、災禍和可怕的事情如此多,每天我們都知道它們在發生。所以,今天我們需要那些紮實的、平衡的、平和的和那些能明白對錯的人。不單如此,你們還要明白自己已經進入了上帝的國。很多人會說:「好吧!我們這般虔誠,對基督敬拜,對這個對那個常敬拜,得著什麼呢?」你不能得著什麼,因為你沒有連接上。你必須要有連接。一旦與那大能連接上,就會發覺事情會順利地成就。
誠懇是十分重要的,對自己的信念也是十分重要的。你必須內裡有信念,相信自己有很大的能力,是能力高的人,可以達至非常高層次的意識,從而成就很多事情。你的背景和出身不重要,你的國籍或種族等等都不重要,你們可以做得很好。我見過在很多原本看來毫無希望的國家,都發生過。例如像俄羅斯這樣的國家,試想像,他們之前從不拜神,不懂什麼叫做神。他們不允許去認識宗教,或之類,但突然間,我到訪當地,不知怎的他們就是這樣認出我,突然的。就單是憑我的照片就認出了我,就有大批人來,真令人驚歎。我首次到列寧格勒時,禮堂原有二千座位,但外邊仍站滿了人。我問他們:「為何有這麼多人站在外面呢?」他們說:「母親,裡面已滿座了,其餘的人只好站著等,有超過二千人在外面。」我說:「真太多人了!」他們說:「母親,我們該怎麼辦呢?」我說:「好吧,讓我先完成這次講座。」我進去做講座,對發生的一切,你們會很驚歎,他們一直仍在外面等。講座中我給人自覺,他們仍在等啊等。出來時我說現在怎麼辦好呢,不能就此給他們自覺吧。他們問:「那麼怎麼辦好呢?」我說:「你們可以明天早上來嗎?」。他們說「好的。」就這樣原本在裡面和外面的人都一同來了。他們坐在外面空地上,我都給他們自覺了。
這只是個開端,現今在莫斯科或其他地方,我們要預訂一個大球場,令四萬至六萬人可得自覺。他們是如此快速地接受霎哈嘉瑜伽,如此快速地接受我,很快就明白霎哈嘉瑜伽。我真難想像這些俄國人何來這般能耐。他們的回歸不容置疑,他們的熱誠不容置疑,他們也不懷疑自己。一切都發生了。如是者有時我感到民主政治反害了我們。雖然民主政治令我們可以自由地搞霎哈嘉瑜伽。但它有時真的令人變得十分愚笨。例如美國人就很愚昧。他們只會忙於挑選浴室、窗簾和肥皂,整天忙於挑選所有這些荒謬的東西;他們如此稭猜,但相比之下,俄國人就明智得多,有深度、且懂得內省,即使藝術家和科學家也如是。
有一次,在300位科學家出席的會議中,我想最好先和他們講講科學,當我開始同他們講科學時,他們就說:「母親,請不要再提科學了。請告訴我們上帝的科學。」這是多麼思想開放的人呢。在俄國我們有200位醫生在練習霎哈嘉瑜伽,傳揚遠至西伯利亞。現在這些不能把人帶到上帝那裡的民主政治又有何用呢;它不能給你找尋上帝所需的智慧,我們必須對上帝謙卑。這類民主和自由有何用呢?它們只令人瘋癲和愚昧。對每一個民主國家來說此話放諸四海皆准,因為如你們所知,民主政治是向錢看的。希臘人也是十分向錢看的,當然不及美國人般瘋狂,但仍是很看重錢財。義大利人也如是,但最壞的就算是貪污腐敗。現在義大利給揭露了,我肯定你們的國家也會給揭露出來,所有這些國家也會給揭露出來。但首先霎哈嘉瑜伽士必須是堅定的人,十分堅定的人。人們要知道霎哈嘉瑜伽是靈性取向的,不是其他,只重靈性。你必須讓靈體得到啟發,讓你的靈體來成就一切。因為你不是這個身體、這金錢、這地位、這些權力等等,不是什麼,而是真真正正是靈 (spirit)。 這是人要清楚明白的事情。
我知道對你們來說參加義大利卡貝拉的崇拜很難。或許你們可騰出一星期來參加導師崇拜吧。你們可坐船來到熱拿亞,那會方便一點吧,然後大家會為你們安排交通。你們都應該來導師崇拜,頂輪崇拜與導師崇拜都很重要,如果你們能來導師崇拜,真是個好主意。我想你們來導師崇拜是不難安排的。我知道,無論我在哪,假如崇拜在這兒做,對世界各地很多人來說會遠了一點;故此我想米蘭地區算是在中心點,對英格蘭和很多歐洲城市來說都很近。對美國和南美洲人來說卻不太方便,故此這次我們為南美洲人提供了機票等。但他們很有深度,我在哥倫比亞時很驚訝,他們是如此優秀的霎哈嘉瑜伽士,美好的霎哈嘉瑜伽士,十分單純,有教養。有三、四個剛在印度成了親,他們十分開心。
(不打緊。算了吧,不重要。)
有兩件事你們應當做。首先,每個人都應來到集體,這是非常重要的。你們所有人都應來到集體,[向某人]請把注意力放在我身上,不是他們。請把注意力放在我身上,不要把注意力搖擺分散,你必須好好看顧自己的注意力。那是非常重要的。
所以首先要做的是要來到集體,且小心看顧自己的注意力。自己的注意力在哪兒?自己在看什麼呢?是否左顧右盼太多?還是目不斜視?要保持注意力絕對全神貫注,放在這一刻你為集體而來的聚會之上,那是十分重要的。那樣,你的注意力會固定下來,你會發現自己將絕對地升至無思慮的覺醒狀態、一種在靈性上成長的狀態。你應升至無思慮的覺醒狀態,那是在靈性上成長的狀態。人若不在無思慮的覺醒狀態就不能在靈性上成長。因此看顧自己的注意力非常重要。你把注意力放在什麼地方呢?假如注意力得到控制,事情便能順利完成。(這孩子在哭,可帶他出去一會,可能是感到熱了一點吧。有媽媽在,會沒事的。)
所以第一件事就是融入集體。現在情況凶險,而且有些人會圖謀分化集體,製造麻煩,蔑視領袖。因而令領袖們煩厭得要放棄。他們不想做事,只想自以為是,為領袖製造麻煩,到處炫耀,好像什麼都懂。所有這類人都會搞小圈子,要當心。你們必須經常凝聚在集體之中,而不是在那些總愛製造麻煩,令事情難以推進的小圈子中。必須明白,只有那些合群的人才會成長,不合群就不會。好像指甲一旦被剪下,它就不會再生長一樣;假如你能遠離這東西,假如你們跟領袖發生什麼問題,可寫信告訴我,我自會解決。必須經常提防這類製造分化的人,總會有些負面思想的人出來搞這種事。所以必須提醒自己不要離開集體;必須常常支持集體,幫助集體,滋養它。
你們知道我告訴過他,假如經濟上有困難,我們可從卡貝拉撥錢過來。從前我一向自付旅費,到希臘來也如是,自付一切費用。但Stomatis說要分擔一些,雖然我不太喜歡。他付了這麼多,當時集體比較小。不過,現在集體壯大了,你們感到有此責任要負擔經費,那可以的;不過,不要以為是為了霎哈嘉瑜伽而付費,為得到自覺,得到霎哈嘉瑜伽的知識而付費。它就是等你來取用。有些人就是這樣開始把怪念頭塞給你,為什麼這樣?為什麼那樣?應遠離這類人。你們到來是為了發展靈性,不要聽這些不時製造麻煩的蠢人的話。最好就是專注於自己的發展,如何培育自己,那是十分重要的。故此那某方面既是群體的事,也是自己的事,因為你應留心看看自己從集體中得到了什麼。你應看看自己從集體中獲得什麼。
另一點就是:在家裡,你必須,每天,每天,每天,我再重覆一遍,不要忘記做,晚上睡前一定要靜坐。你可以清洗自己,即是你們所稱的「水療法」或什麼的,然後坐下來靜坐10分鐘。你必須給自己留下15分鐘,才去睡覺。假如有一晚不能做,不要緊。一晚做不成,但要嘗試每晚都做。晚上做不成,就在早上做吧。這是十分重要的。我可以很容易分辨出誰人有靜坐,誰沒有。人的面容會很不同。我可以很容易辨認出誰人每天有靜坐,他的健康、面容、行為,一切都會不同。你會發覺那些不靜坐的人不但行為滑稽,其子女也滑稽,親人也滑稽;一切都滑稽。
所以靜坐是你生活中非常重要的部分,孕婦也一樣。假如她們不靜坐,生下的孩子會令人煩厭,十分滑稽。事情就是這樣,它反映了一切。你們因入靜而來的品格、因霎哈嘉瑜伽而來的品格會幫助每一個人,以致你的兒女、家人、社會。每個人都能看得出你來自怎麼樣的家庭、有怎麼樣的品格。就是由於你們,人家才會接受霎哈嘉瑜伽。
故此,每個人的生命當中,只有靜坐才是至為重要的,沒有其他。你必須到達「無思慮的覺醒」狀態,你們都知道,囗訣(Mantra)是"Nirvichara"。你們可以用Nirvichara的口訣來達到「無思慮的覺醒」狀態,也要嘗試擴展這個範圍,這「無思慮的覺醒」狀態的空間。這就是你們發現自己會大大成長的方法。現在你們已擁有很多力量,令很多人得到了自覺,醫治了他們,就有可能會引來自我膨脹的問題。得了自我(ego)的種種東西。我的忠告是多內省,向內裡看看。並向著鏡子自問現在我的自我有多大。要嘲笑自己。一旦開始自嘲,便能丟棄自我,並會明白內裡擁有這種自我是錯誤的事。
有很多方法可以找出自己的問題。先做班丹,手朝向相片。你會立刻感到有什麼輪穴被感染,你會懂得如何潔淨它。有時是在裡面感應到的。假如你有輪穴感染,你在內裡能夠感應到它,也在指尖上感應到不同的能量中心來瞭解自己。
這樣便會瞭解自己,瞭解有關別人的事,你們應該只談輪穴。你不應說:「他是亡魂附體。」或「他很自我」之類。不要這樣說。你應說他的額輪受感染。那意味著他有「自我」。又或可說他的臍輪不好,什麼不好等等。故此現在語言上要改變一下,必須用霎哈嘉瑜伽的語言來表達。必須明白今天你們都是霎哈嘉瑜伽士。你獲得了大能,有生命能量上的能力,但假如你不用這些能量的能力,又會怎樣呢?我們必須好好利用,那才是重點所在。我們就是常忘記了。前幾天他們打不開某東西,我說:「做個班丹吧。」他們一做,問題就立刻解決了。你看看,即使是很小很小的不能解決的事情也可以令人驚訝地用班丹就解決了。有一點很重要的,就是必須知道你們是霎哈嘉瑜伽士,都是個聖人,可以成就很多事情。這些是你不應忘記的。不要忘記你們是霎哈嘉瑜伽士,你們已不再是普通人,你們是聖人,可以成就很多事情。
當所有這些都得以成就,你會驚歎自己,驚訝如何成就所有這些事情。我告訴你,有人告訴過我這些人像玫瑰一樣的,全都面容光亮,漂亮極了。他們可認得出這些是霎哈嘉瑜伽士。我見到那天在機場也有人問:「這些人是誰,個個儀容甜美,面帶光采?他們是誰?」假如我告訴他們這些人是聖人,他們不會相信世上可以有這麼多聖人。但事實上確實如此,且在世界各地都達成了。現今世界各地已有這麼多霎哈嘉瑜伽士,連我也無法計算,成千上萬的。
故此我要告訴你們,希臘是個你們可以做很多事情的地方。首先,你要好好地在霎哈嘉瑜伽之內鞏固自己,並知道自己是誰,常常記住自己是誰──你是個霎哈嘉瑜伽士。就算是小孩,你也應對他們說:「你是霎哈嘉瑜伽士。」他們就可以發展出應有的品格,一個霎哈嘉瑜伽士應有的端正言行。
這些都是霎哈嘉瑜伽之中最根本的東西。但我肯定,你們都從卡貝拉收到我的錄影帶,且一定知道很多有關自己和霎哈嘉瑜伽較深層的事。一個新時代已經開始了,前幾天我說過 Satya Yuga(完滿期/真理時期 )現在已經開始了。它會開始揭露所有非真理(Asatya)的事物,所有虛假的東西。所有那些假導師都會被揭露出來。你們會驚訝事情如何成就出來。你們生於這個何等偉大的時代,能夠來到霎哈嘉瑜伽是何等的大事,能夠獲得自覺,並且成為一同把整個宇宙的意識一起提升的一員。當然,我們不能說有多少人得救。那是另一回事,在進化過程中,可能我們是來自猩猩(人猿),中間有很多人迷失,故此現在仍剩下這麼多猩猩,而在過程中人們迷失了。同樣,很多人會因為自身的愚昧,一些已經形成的自毀的習性,就會迷失。但你們的責任很大呢。不要以為「我是平庸之材,我一無是處。」決不要這樣想。永遠不要這樣想。你們都是聖人,有能力成就大事。
願神祝福你們。
今天你們想做一次雅典娜的崇拜,你們會驚訝雅典娜的名字與女神 Adi Shakti[太初母性力量亅的意思是一模一樣的。這個美麗的名號真令人驚歎。但我們今天可念誦108個名號。你們可念誦名號及讀出意思,他們可誦出囗訣(Mantra)。首先,讓孩子們為我沐足,其他人可唱Ganesha Sthuti。你們有些樂器嗎?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