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活節崇拜 The Pride Hotel, Nagpur (India)

復活節崇拜
印度那格浦爾  2008年3月23日
我從未期望你們全都能出席這個崇拜,我不知道你們是怎能來到的。不管如何,今天對我們是非常重要的,因為你們都知道基督是怎樣死的,祂被釘死在十字架上,祂被釘在十字架上死了。但祂卻以很奇妙的方式談論人,祂請求神寬恕所有人。我們從祂的一生中要學習的是祂懂得怎樣去寬恕____寛恕所有人。
我們也要寬恕人,寬恕人似乎是非常困難的。如果你生氣,你生氣便不能寬恕人,那麽你也不再是霎哈嘉瑜伽士了,霎哈嘉瑜伽士必須懂寬恕,這是非常重要的,因為寛恕是你從基督獲取的能力。
人類會犯錯,這是他們人生的一部分。但同時作為霎哈嘉瑜伽士,你必須緊記你要去寬恕,這比憤怒重要得多,所以你要寬恕犯錯的人,按照你或按照神的意願,你必須要寬恕。你會驚訝的發現,寬恕是一種那麽偉大,那麽令人感到滿足的品格。如果你能寬恕人,你會變得非常的純潔,因為你內在的污垢或怒氣都消失了。
寬恕是人類擁有最大的祝福,即使是基督也說著同樣的話︰「請寬恕他們,他們不知道自己正在做甚麼。」連基督也這樣說,你們又怎樣呢?我們都是普通人,如果我們犯錯,別人會生我們氣,對我們感到失望,但我們最好還是寬恕他們。
寬恕做了些不該做的事的人,這是基督最偉大的品質,祂懂得怎樣去寬恕,祂寛恕曾經犯下嚴重過錯的人。祂寬恕他們是因為祂愛他們,因此你也要寬恕。
今天是一個特別的日子,特別要寬恕的日子。這就是我為甚麼要說,不管你有甚麽想法,我們能聚首一堂是最好的,我不想錯失時機。
寬恕來自寬厚的,心地善良的人。你們都知道,每個人都會犯錯,我們也會犯錯。這意味著我們都擁有寬恕的權利,擁有一顆寬恕的心。如果你沒有,你就不是霎哈嘉瑜伽士。你必須學習寬恕,學習毫無保留地寬恕。
今天是一個非常特殊的日子,因為基督已經做到了。我們可以說,祂是其中一個最有力量的神祇或天神,非常有力量的。祂可以做任何事情,若他們行為不檢,祂可以令他們完蛋。但祂卻說甚麽?祂說︰「我寬恕。」祂請求神寬恕他們。
所以不管你擁有怎樣的能力,不管你有甚麽成就,不管你擁有怎樣的地位,你必須學懂寬恕,否則你接近不了基督,你必須學習寬恕,如果你能寛恕,每時每刻都能寛恕,這是一種偉大的品格。
這就是今天我為何想見大家的原因,我希望見到你們,告訴你們今天是寬恕的日子。這並不是說你要坐下來,想想有多少人你要去寬恕,這是荒謬的。你要想的是那些縈繞在你腦中,令你苦惱,令你有麻煩的事情。只想想,你並不知道自己擁有多少能力,你甚至不能寬恕人。你是擁有一切能力,最大的能力就是去寬恕。
今天是寬恕的日子,寬恕那些你認為對你做下錯事的人,對你不友愛的人,請想一想你仍生多少人氣,請寬恕他們吧,你也會因此得到寛恕。如果你真心的寬恕他們,你已經懲罰了他們,你已經回報了他們,這是他們應得的。所以,寬恕別人不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但人們總覺得寬恕是很困難的,因為他們覺得自己很了不起,他們想,他們怎能去寬恕?
我不知道甚麼使你不安,任何事情都能使你不安,畢竟,你們都是已獲自覺的靈,你們已經獲得重生,你們是特別的人,所以你們應該具有特別的品質,這特別的品質就是寬恕,寬恕,不要不停的記著你為甚麼生氣,為甚麼感到失望,只需記著有甚麼要去寬恕。只是寬恕,為了甚麼呢?它是最實在的事情,很務實的。
假設有人掌摑我,這樣吧,如果有人掌摑我,我該怎麽回應?我摑回他?不是;我要問他︰「為甚麼打我?」不是;我應想,他一定是個愚蠢的傢伙才會這樣做?這樣想也沒有用。相反,如何你寬恕,寬恕那個犯錯的人,對你來說最重要的是你必須寬恕,因為其他的回應都影響不了你。當你懂寛恕,這對你的美善,你的德行會有更好的影響。
我想人類通常都很難寬恕人,通常都很難。你們都是已獲自覺的靈,已經再不僅是人類了,所以請你們緊記,你們擁有寬恕的能力,請寬恕每一個傷害你的人,折磨你的人,找你麻煩的人。你們能走多遠?只想著寬恕他,你會很驚訝,他會改變,你也會享受。
要人理解這些是很困難的,但請你嘗試,嘗試實踐我剛才說的。如果某人傷害了你,只要寬恕他,再看看有甚麽反應,看看他對你的反應以及你自己對自己的反應,有甚麽會發生?如果你想背負他的怒氣,他的愚蠢,或無論是甚麽,你只會把無用的東西肩負上身。
我們不應浪費精力去決定甚麼是錯的,他做了甚麼,你應怎樣對他,我們不應這樣,只要別管他,只要寛恕,說︰「我寬恕。」
看看基督,如此有力量的人,如此有力量的神!當祂被釘在十字架上,祂是怎樣請求神寬恕他們,祂為甚麽要這樣做?因為說︰「我寬恕。」是很有力量,是非常有力量的。你不要因此失去你的力量,相反,你的力量會越來越大,你的人格也越來越高,只要寬恕,就是這麼簡單。說︰「我寬恕。」就是這樣。
我能這樣做到。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處事方式,他們做他們喜歡的,我不會為此生氣,不會感到不安,也不會受影響,我只會說︰「我寬恕。」只是這樣。你會驚奇的發現,這對你幫助很大,真的非常有幫助。
對今天這個特殊的日子,這是一個非常好的品質。基督在十字架上說︰「神啊!請寬恕他們,他們不知道自己在做甚麼。」祂快要死在十字架上時這樣說。為了自己,而不是為了別人,我們要學懂寛恕。這對我們很有幫助。如果我們能寬恕,對我們幫助很大。這是今天的訊息,這也是恆久不變的訊息。如果你生任何人氣,只要說︰「我寬恕。」如果你發現有人傷害你,找你麻煩,折磨你,你會怎樣做,只要寬恕,只要寬恕,這是唯一的方法。
今天對我們是非常重要的日子,我非常高興你們有些人在這裏,我可以對你們講話,謝謝你們。 […]

摩訶拉希什米崇拜 光明節崇拜 (India)

摩訶拉希什米崇拜
印度
光明節崇拜
2007年11月9日
光明節快樂!希望大家有一個非常快樂的光明節!
你們看到這些不同種類的舞蹈,從而明白無論誰編寫或談論它們,都是說著同樣的東西。他們說最重要的是Paramatma,是合一,祂們以不同形相,avatas降世,Paramatma卻是唯一的,他們對此並無爭議。祂們來到世界是為摧毀邪惡,殺死壞人,這些事都在發生。我看到每一處的壞人都被揭露。現在這也是你的責任,看到那些壞人,那些反對Paramatma的人,那些為錢可以幹任何事的人,全都進地獄。
我不知道有多少個地獄。你們現在坐的地方是遠離地獄,與地獄毫不相干。若你留在這裏,卻作出非宗教的行為,做些錯誤的事情,那麽你也會進地獄。有很多不同種類的地獄,安排進地獄的過程是很美好的,要進地獄的人,甚至不知道自己要往哪裏去,留下來的人卻會進天堂。居住在這地球的人,完全不知自己會進地獄。若我們做錯事,也會進地獄。
Diwali的意思是像燈一樣照亮外面,你內在也必須得到照亮,即開悟(enlightened)。在這黑暗的世界,你是光,你是燈,你必須發光。若你內在並未完全開悟,又怎能發光?要明白這一點,首先,霎哈嘉瑜伽士內在必須完全開悟,可能這就是你們來到這個世界唯一的原因。直至耶穌基督,連談論這一點的人也沒有。基督在額輪降臨,顯示祂完全沒有自我。雖然祂是大能的神的兒子,卻沒有自我。那些在祂之前來的人,只顯現一點點,基督只想我們的額輪能潔淨。在德里,額輪很阻塞。為甚麽會這樣?英國人曾經在這裏居住,他們教我們要自我中心,你們言行舉止完全能証明你們就是這樣。我們曾經看過我們國家仍未獨立的日子,你們現在已經解放了,獨立了。甚麽是Swatantra,知道Swa—–即本性,擁有“Swa”—即本性的知識—的人,也擁有“tantra”的知識,“Swa”的工具,即本性。藉由霎哈嘉瑜伽,你認識自己,你知道自己是“tantra”的工具,你必須追隨Swatantra的通道,即本性知識的通道。
你可以看到德里有很多的建設,德里外圍也是,你們都知道這裏的人的問題,不需要我告訴你。現在你們已經獨立,你們必須看到,自己已經沒有這些問題了。最先的問題是你的額輪受感染。雖然基督被釘十字架,被殺害,我們卻仍未從中學懂甚麽。相反,來自基督教國家的人卻非常自我,我們受他們的影響。在這裏最差的要算是我們仍未互相確認,打鬥爭吵四處都是,爭執持續著,思維並不潔淨。我們首先要潔淨自己的思維。藉由霎哈嘉瑜伽,甚麽都可能發生,它可以把人帶到那麽高。我們不用跑到喜瑪拉雅山,坐在上面。在德里這個城市已經可以做到。若你環顧四周,你會看到四處都是自我中心的人,他們的額輪阻塞得很厲害,所以處境是很困難。現在神差遣了一件新東西來,就是癌症。若你生癌,你的額輪便是不清潔,你不能把癌治好,大悲劇會發生。所以任何生癌的人,必須來霎哈嘉瑜伽,把自我清除。哪裏有政府,哪裏的人便很自我。現在這裏有很多公務員,他們的自我已經夠大了,但外來的人的自我卻比他們更大,除此之外,他們還喝酒,你只是在分析,他們稱自己為基督徒,卻全都喝酒。喝酒對你不利,你不服從自己的額輪,你不服從它。額輪清潔的人不會喝酒,永遠也不會。無論你在哪裏看到人喝酒,他們都不能擺脫酒精,當他們發現不能擺脫酒精,便再次喝酒。沉迷於任何事物令我們成為奴隸,任何種類的沉迷也是。在這裏,有人沉迷於paan,他們也把煙草加進去。
神創造我們擁有很多情感,讓我們在這個國家出生,我們因此變得獨特,他們可以是這樣,印度人也是。但最近,我發現一些嚴重的疾病,他們以吃錢取代吃食物。我們來這裏的道路以前不是這樣的,我感到很傷痛的看到這條路變成這樣,沒有人能說它是新建的,只有印度人才會做這種事。我不曾在世界任何地方看到這種毫無羞恥的人,誰能做出種事,不需要這樣做。在這裏,任何時候,任何有權勢的人都可以做這種事。
首先,我們今天必須下定決心,潔淨自己的額輪。額輪最嚴重的問題是我們以為自己高高在上。我們開始視自己能統治全世界,糾正全世界。若你自己也行為不當,你又怎能糾正全世界?現在,你必定看到很多人以為自己很偉大,但卻做了很多錯事。這個國家的人收了很多錢,請告訴我,神怎會原諒我們?最大的罪過(sin)是盜竊和貪污,犯這種罪的人,無論他做甚麽,或許他作崇拜,唸誦口訣,唸誦名號,唸誦Allah(神真偉大),就算他做著各種這類的事情,仍然不能獲益。所以,今天對你是新的一年,我希望你們,希望你們作出決定,從今天開始,不再說謊,永不說謊。印度人以說謊聞名於世,我不知道為甚麽會這樣,我的國家被標籤為不誠實。偉大的聖人,先知在這裏出生,人們怎能在一處很多蘇非派(Sufis)出生的地方說謊?所以今天,你必須承諾,永不說謊,無論這樣會為你帶來怎樣的後果,你必須有勇氣,因為你絕對不能說謊,所以現在你知道自己需要有多大的勇氣?你只有是這樣,人們才會對你有信心,你才是真正誠實的人。霎哈嘉瑜伽士必須誠實,無論他是甚麽職業,無論他做甚麽,他可能是建路的工程師,可能是醫治人的醫生,雖然如此,若你說謊,便會進地獄。因為你現在已經轉化,已經得到自覺,有自覺的人說謊,是絕對不能因說謊而得益。
當我到海外,常常聽到人說,我們國家的人是騙子,說謊者,也很腐敗,我感到很悲痛。今天對你們來說是很吉祥的,就讓我們決定,無論怎樣,永不說謊。我是女人,也是印度人,我從不說謊。說謊令你蒙受損失,你會為自己錯誤的行為而蒙受損失。這樣做,你可能賺得更多,騙取更多,但你卻不能進天堂,你會進地獄。有一點很重要,你們必須知道,我們在全世界的聲名很差,為甚麽會這樣?因為我們都是這種人。當你知道某人好說謊,他組織了機構,你便要問問,例如若一條路建得不怎樣好,便會有人問多少錢花在建造這條路上,認可的成本是多少錢?實際用了多少錢?他們從建路得的錢,只會花在喝酒上,喝酒是我們的敵人。你們為甚麽這樣做?你們都是很富有的人。我看到很多國家的人雖然窮,但卻很誠實,誠實是你們最重要的品質。
今天,我們作個決定,永遠也不要不誠實,不要與不誠實的人為伍,任何人不誠實,我們都要揭露他。現在就像這樣,有人說︰「母親,警隊也是這樣,其他部門亦是這樣。」你們是霎哈嘉瑜伽士,並不比警察或其他有權力的人差,你們都很有力量,所有力量都是真理,必須有誠實。我很高興很多霎哈嘉瑜伽士都很誠實,但我們仍需要有更多誠實的霎哈嘉瑜伽士。必須有誠實,否則你們的額輪便得不到潔淨。自我是住在額輪,當人變得自我,便會犯各種錯誤,他好批評人,傷害人,變得墮落,所有這類人都會進地獄。我想清楚的告訴你們,不要墮落,你不會死,你必須要到達這種程度。賺更多的錢又怎樣?你可以怎樣?你必須點亮多一些燈,除此還能怎樣?
現在,當你進地獄,你將處於怎樣的境況?在光明節的日子,我不停的談論這些,因為光明節是慶祝悉旦與羅摩的重逢。當我們擁抱貞操,便不再是奴隸了,我們是自己的奴隸而不是別人的奴隸,無論甚麽原因,我們都不應說謊。我在德里已經住了很久,我因他們說了那麽多謊言而感到很驚訝,他們完全不害怕說謊。他們可能因公開說謊而獲益,可能賺更多的錢,但他們仍不知道自己將不能進天堂。希望霎哈嘉瑜伽士能答應我,不要說謊,也不要支持說謊的人。人們說我們的國家很腐敗,是,我曾經到過很遠的地方,我看到俄國人是最好的。他們有一半像霎哈嘉瑜伽士,很多霎哈嘉瑜伽士在哪裏。今年我將不能去俄國,明年我一定會去。這樣是顯示我們不能好好的實行民主,我們必須也是共產主義。在哪裏,沒有搶劫,沒有說謊,每個人都相親相愛。他們對我很尊重,我們必須明白自己該往何處去。為著賺更多的錢,我們可以到怎樣的程度?我們可以得到甚麽?誠實是我們內在最重要的品質。你的不誠實會為你的人民帶來問題。人們說印度人是不誠實的,我聽到這些話會感到羞愧。那麽多聖人在這裏出生,有多少先知曾經到過這裏,但這地方的人卻是賊,他們偷竊,他們批評。一開始你的額輪便因為所有這些而受驚。他們想賺大錢,最後,所有這些有錢人都會進地獄。
在這光明節,我想告訴你光明節的意思是地獄充滿黑暗,你們全都已經開悟,我期望你們能對抗黑暗,讓他們知道自己的行為是錯誤的。若大家都這樣做,我們的國家便會得到改善,你們必須都這樣做。在作崇拜和所有的儀式時,我們內在的shakti(神聖的力量)在對抗一切不誠實。很多人不知道賺錢是一種病態,他們會直接進地獄。我告訴你們這些,是因為沒有人曾告訴你們。在光明節,我告訴你我們會把燈點亮,慶祝在我們內心的喜樂。因此我們能看到自己是甚麽類型的人,是否一個竊賊?
現在也一樣,我看到人們爭吵,印度教徒與穆斯林的爭吵已經結束,但與別人的爭吵卻剛開始。這是第二件事,就是我們也喜歡爭吵。至少在其他國家,沒有我們那麽多宗教,所以當我們一有機會,便開始爭吵,爭吵有優先權。丈夫與妻子爭吵,跟著是他們的孩子,任何人與他們一起,他們也與他們爭吵。甚麽是霎哈嘉瑜伽?霎哈嘉瑜伽是愛,只是愛,它把我們內在的愛喚醒。今天是非常吉祥的日子,我們要把內心的燈點亮,請你們作出承諾,你們或許會死但卻不能說謊。這裏有很多偉大的人,但在全世界,印度人的聲譽仍然是被視為不老實。雖然我不曾見過任何一個這樣的人,但當我聽到這種話,我感到很傷心。印度是神聖的地方,很多偉大的聖人在這裏出生,這種事並沒有在世界其他地方發生。蘇非派在這裏出生,他們變得很偉大,全都在印度出生,很多偉大的聖人不在世界其他地方出生,他們有些人必須在這裏出生,在印度出生的,都是非常偉大的聖人,但之後,他們的教誨卻被人放棄,我們變成聲名狼藉的賊,任何犯盜竊的人,永遠不能進天堂,你會花比在這裏多千倍的時間留在地獄。
今天我在談論地獄,因為地獄代表黑暗,我們看到四處都是黑暗,那是地獄。現在你的燈已經被點亮,嘗試看看誰在地獄。你要揭露不誠實以支持政府,無論你的職位是低是高,也要揭露那些竊賊,那些貪污的人。現在你已擁有力量,為甚麽你要擁有力量?你已經被喚醒,為甚麽要喚醒你?你已經開悟了,在這光中,你看清自己。在黑暗中,你甚麽也看不到,但在光中,你看到你是誰,看到說謊可以為你帶來甚麽?我們是有家庭的人,我們永不說謊,永不,我們甚至不能說謊。在任何可能要說謊的情況下,不要忘記你擁有力量,你就是光,你要明白,你就是黑暗中的光,要令光繼續燃燒,我們必須結束這黑暗,不誠實為我們帶來壞名聲。沒有任何國家比我們的國家偉大,知道外面的人誤解我們是很悲哀的,我也不知道不誠實為這些人帶來甚麽,他們取得的都是很可怕,沒有人會被寛恕,任何人不誠實都會被揭發,這是已有安排的。你們得到自覺是因為沒有不誠實,你們愛誠實,尊重誠實,我希望你們象徵真理。
那些向Jamunaji(河流)亂拋東西的人是蠢人,Jamunaji是直接通往地獄的。你可以從地獄中被拯救,你是已得自覺的靈,已經開悟的人永不倒下。若你真的想內在完全建立霎哈嘉瑜伽,必須首先決定,無論怎樣,也不要不誠實。賺錢是這個世界唯一的事情,若是這樣,甚麽會發生?沒有人會記得他們,若你愛你的國家,你必須誠實,否則,有誰會相信說謊的人的愛。對你,看到你的鄰居是這類人是很不幸的,你想你自己也會變成這樣。相反,你為甚麽不想想,我們是這樣,我的鄰居為甚麽不能像我們。首先,你必須承諾,永遠不要不誠實,也不要支持不誠實的人。我還未知道說謊者的興起,是否我們國家的咀咒?有很多人由早到晚至少說十個大話,對他們這還不足夠。
現在你已經脫離貧窮,各樣事情都很美好,得到溫飽,不再是乞丐,為甚麽還要說謊?所以在今天,要作出承諾,我們不要說謊,任何說謊的人,我們都不支持,不與他們有任何連繫,這樣我們便會平和快樂。你知道說謊的人會進地獄,若你支持他們,你也會隨他們進地獄。神給你自覺,你內在已經開悟,看,在這光中,若要其他人像你,你必須承諾,永不說謊,就算為此要切下你們的頭,甚麽也可以。這方面,印度人是比較好,我知道,當我在外面聽到有關他們的話,我感到非常傷心。這條路是怎樣建造的,它是路嗎?我感到我們像走過森林。我們擁有有關機構,當你看到這種事情,你可以質問,誰建造這種路?他為甚麽這樣建路?誰侵吞了建路的錢?霎哈嘉瑜伽士必須團結,把這亡靈從我們的國家趕走。無論我們走到哪裏,人們都會說︰「不要相信印度人。」這是何等羞恥。我們印度人,本應是最值得信任的人。我們擁有偉大的領導人,偉大的聖人,偉大的靈,我們並沒有想到他們的名聲,他們的聲譽,多少人尊重他們,他們也尊重你,不要支持竊賊,若你知道某人是賊,不要到他的地方吃喝,這樣會令賊感到為難。我告訴你,你是上天的警察,要留意你遇到的賊,要諄諄善誘,這份勇氣也要教導給你的孩子。嘗試找出犯錯和說謊的人,我們的國家已經被很多聖人喚醒,你們全都是聖人,沒有需要說謊。若你只能一天進食一次,甚麽會發生?沒有人會因此而死亡,人是需要飲食,除此之外,我們還想喝酒。
第二是喝酒令我們寸步難行。相反,酒精破壞我們,酗酒令我們活得不好。就如在美國,他們有新的問題,孩子到十六歲,必須自己賺錢,這代表所有人都是僕人,無論他們為你做甚麽,都要給錢他們,如洗車等。在十六歲,他們會說︰「先生,你已經十六歲了,現在要走出家門。」我在每一處都看到,這些只有十六歲的可憐孩子,我想,他只是剛滿十六歲,他可以往哪裏去?怎樣受教育?他現在十六歲了,被趕出家門,他的父母把他趕出家門。美國人要持續這樣做多久,你只看看,他們正在崩潰,只購買一兩隻飛機,不會令人變得偉大,你在哪裏?你有甚麽能力?
印度這個國家可以服務全世界—全世界,為此,必須有誠實,有甚麽需要虛假,我就是不明白。大部分富人必須首先知道自己是富有的,現在安靜坐下,不要想多賺錢。我不曾見過有人因為多賺錢而變得更快樂。你們是霎哈嘉瑜伽士,你們內在有光,在這光中,你看到你的道路,你的道路是真理。你可能是穆斯林,可能是印度教徒,可能是基督教徒,全都沒有分別。你們全是人類,若人類沒有誠實,他們就是不誠實,沒有人會認出他。我們擁有超越這個的生命,怎會這樣?誠實有很多益處,最重要的是你擁有與神同在的福氣,當你知道你擁有神的甚麽祝福,你會感到很驚訝。不用花任何力氣,你的所有事情都井然有序。
但現在在印度,人們無論擁有甚麽,他們或許擁有這些,或許沒有這些,全都只追逐金錢。窮人仍然很多,所以今天的光明節,也要為他們慶祝,他們也應該快樂。我們住在同一個國家,卻欺騙自己。因為我們聰明,內在變得自我,變得自我,沒有人能拯救你。自我令你生癌,你救不了自己。若你有癌症,你便救不了自己,我也救不了你。我告訴你的都是事實。首先用火把你的自我燒掉,若你有自我,你應該感到羞恥。為甚麽會有自我?在我們的國家,可以因為各種原因。有人得了學位,便有自我,若他得了比學位更多的,他便擁有雙倍的自我。某人有任何成就,例如他成為工程師或醫生,他便變得自我。當他的額輪受感染,它可以帶你到哪裏?進地獄,地獄是一處可怕的地方。神賜予你們聰明才智,你們現在都得到自覺,雖然如此,若你仍想進地獄,也可以,到目前為止,沒有人向你們說及這些。
今天是吉祥的日子,因為很多事情在今天發生。悉旦在“Ramchandraji”這段時間回來,任何偉大的行為也在“Krishnaji”這段時間由已得自覺的靈完成。所以我們首先決定,與此同時,不要有任何不誠實的行為,若任何人做出不誠實的行為,便要揭露他。我看到在這個國家,白人與黑人爭吵,一些人與另一些人爭吵。他們想印度分裂,這對大家絕對沒有任何益處。當你是誠實的,擁有好的品格,這又怎會是對你有利呢。無論我們從英國人學懂甚麽,沒有甚麽是值得向他們學習,他們現在的狀況很差。我們現在要拯救自己的國家,拯救全世界,這是一個很重要的責任,你已經有自覺,已經開悟了,若你仍想跌進溝渠裏,別人又可以怎樣?每個人必須走在一起,去嘗試,我想霎哈嘉瑜伽士組成一個委員會,若你們發現任何偷竊的行為,必須告訴委員會,再看看委員會怎樣做。這樣你便會有好名聲,會到達高位。所以首先你們不應不誠實,也不應讓別人不誠實,這是非常重要的。你的國家已經被玷污了。油已經摻了雜質,酥油也摻了假貨,無論在哪裏,人們都在笑我們。沒有人相信,實際上最好的人是在印度。
在這裏得到自覺的人比世界任何地方的多,他們沒有賺到任何美德,賺取美德比賺取金錢好,看看那些非常貧窮的人,今天是非常吉祥的日子,也是非常喜樂的日子,為甚麽喜樂?因為今天我們擁有天堂,我們只想留在天堂,膽小的人不能進天堂,不需要害怕,若你擁有多一兩個盧比,災難會否臨在你身上?全部人都變得富有,我曾經看到這樣,我在過往十七八年都有來這裏,你們都變得比過往富有,環境也比過往好。但卻從早到晚,不停的不誠實,不誠實,不誠實。路已經建好,今天只要作出承諾,我們不會不誠實,任何人不誠實,我們都會一起對抗他。
為甚麽給你霎哈嘉瑜伽?給你自覺?因為這樣才可以傳播光,若你內在沒有光,你又怎可以外在的傳播光?在這光中,你是否看到你在幫助不誠實的人?無論賺多賺少,也不會有任何事情發生。若你誠實,神會幫助你。為甚麽死在我們國家的人比死在其他國家的多?很多人。原因是他們都要進地獄,所以你要知道,若不誠實,你已經踏進地獄的第一步,說謊這第二步已經不再需要了。你說事實,說真話的人是獨一無二的,若他是霎哈嘉瑜伽士,那就更好。就像人記得蘇非派,你同樣會被人記得。你甚麽也不需要做,只要抓住不誠實人,這是很需要的。這裏的人為阻止人把東西拋進Jamunaji而抗爭,必須告訴他們。我曾經到過很多國家,沒有人會把垃圾拋進河裏,你們為甚麽那麽懶惰?這裏有很多設施,你可以把垃圾交給市政府,或把它扔棄在某處,若你自己扔棄垃圾,別人又可以怎樣做?
今天,你們全部人心裏要作決定,今天是非常吉祥的日子,「我們不作任何不誠實的行為,不相信任何不誠實。」我見過有人不是不誠實,也不到不誠實的人的家。他們與這些人毫無關連,因為他們關注的不單是自己的福祉,還是整個國家的福祉。你是霎哈嘉瑜伽士,你需要作出承諾,不要做任何不誠實的事。只要認出任何不誠實的人,便告訴你內在的靈,他是不誠實的。霎哈嘉瑜伽士,就算只有十二位走在一起,若你們知道他是不誠實的,上天會支持你,這個國家不會因為少數的富人而得益,卻肯定能從老實的人而得益。
我們最大的污名是不誠實的,霎哈嘉瑜伽士永遠也不要不誠實,我們必須團結,於下爭吵,承擔起我們是誠實的人。印度的形象已經受到玷污,所以今天請你們立誓,從現在開始,不要不誠實,任何不誠實的人,我們都要訓斥他,明天他便會不能安睡,雖然這種事越來越多。我對不誠實已經到達這程度感到很震驚,任何事情都不誠實。之前他們通常排斥所有的小事,把自己與小事分開,我們的國家曾是那麽誠實,擁有很好的品質,我們是否已經忘記了這些品質?它們去了哪裏?我可以看到四處都是不誠實,每一步都是不誠實,我們必須教導孩子不要不誠實,對,就算他們要餓死,也會有安排,只要他是誠實的。若你不誠實,甚麽人也幫不了你,就算神也不能,他會染上各種疾病。我們國家有很多這種傳統,他們喝酒,請告訴我,你來這裏是否要變成蠢人?不要成為這種人的朋友,不要幫助他們,我看到人們到喝酒的人的家,跟著他們也開始喝酒。當你知道有人是這種品格,當你知道他是不誠實,不要再在他的地方吃喝,你與他毫不相干。因為神賜予我們光,我們要為我們國家的福祉而工作。在這光中,祂的力量是很巨大的。若你決定這樣,神便會照顧那些對國家不誠實的人,這樣已經足夠了。但你卻變成聾子,你就是不能理解,這種人永遠也不會有好的行為,他也不會有任何付出,我就是不明白他們怎能活得這樣毫無羞恥。
這就是為甚麽今天的信息是,我們必須立誓,無論如何,也不要不誠實,任何人不誠實,我們都不支持他,這就已經足夠了。有更多已得自覺的靈會來到我們的國家,但誰又會想來這個不誠實的國家?今天唯一的信息是你已擁有光,若你走在光中,便會給你力量。你可以做你想做的事情,看,我們已經成就了“swatantra”。 “swatantra”是令我們明白自己的基制。我希望更多有自覺的孩子出生,所以你們要認識,今天是偉大的日子,今天你要立誓,不要不誠實,亦不要支持不誠實的人。不要被他們嚇倒,神從未與他們同在,神是與你同在,若你是好的,神便會與你一起。所有人,都不是為了戰爭,跟著死去而在印度這偉大的土地出生,偉大的蠢人!我們作戰,然後死去,戰爭是一無是處,告訴他們。「啊!你們為甚麽爭吵?你想要甚麽?無論如何,你吃好喝好,你還想要甚麽?」現在最流行的是我們想要這種衣服,想要這種類型的房子,我們並沒有這些,擁有這些只會令我們進地獄。這些日子,很多穌非派,與他們一樣,你也是穌非派,因為你們都已經潔淨。你們現在編寫誠實的詩歌,這種不誠實必須擺脫,這是第一件事,第二是很多事情必須得到糾正。但看看,首先不要跟隨不誠實,沒有人在印度是窮得要依靠不誠實。
我在說我們的國家已經被玷污,這必須清除,你們都是霎哈嘉瑜伽士,你們都能做到。你擁有光,藉由這光,你可以把光傳播到每一處,給予所有人勇氣,那麽事情便會妥當。特別是那些年青的,那些朋友必須想想有甚麽誠實的行為你可以做。現在他們開始不再把垃圾拋進Jamunaji,這樣做沒有不妥,但並不怎樣重要,重要的是要拋棄不誠實。這就是為甚麽今天,每一處都被視為吉祥,各處都點亮著燈。雖然如此,若你這樣也做不到,霎哈嘉瑜伽有甚麽好處呢?霎哈嘉瑜伽士最多的地方是印度,跟著是俄羅斯,現在俄羅斯人都很有禮貌,他們不會打劫,我不知道為甚麽?或許若共產主義來到印度,我們也會變得像他們一樣,這不是一件很偉大的事,任何事強迫去做都不好,我們要決定自己必須變得有力量。
今天你要作決定,今天是非常吉祥的日子,我們不要不誠實,也不要讓別人不誠實。這樣你的國家便會大大的昌盛。我曾經見過其他國家是怎麽樣,他們的人是怎麽樣,全是一無是處的人。我們國家的人仍然喜好虔敬。若這些不誠實的人變得有力量,我們國家的虔敬便會消失。所以唯一的信息是我們不要不誠實,也不要容許別人不誠實,在這裏的人卻對這很容忍,他們容忍,這是他們犯最大的錯誤,當你有光,為甚麽還要害怕?有甚麽需要害怕?
這就是我為甚麽今天請求你們,要有勇氣,現在一種解放已經成就到,你會到達“swatantra”。 “tantra”(機制)的“swa”(自己),你已經到達了,要運用它。今天,很多人聚集在這裏,我從未見過德里有這麽多人,所以,請你們今天決定,不要相信不誠實的人。魔鬼在這裏出生,是因為我們內在有某些東西,令它們以為我們會相信他們。印度人永遠也不會相信,那些已得自覺的靈也同樣不會相信。 這是對我們國家的一種誹謗,不是真的。很多印度人,很多很多都很誠實,這種中傷不是真的。我見過有人為土地戰爭,這土地是我們的,那土地是你們的。你們擁有的是swaraja,自己的王國,我們自己的領域。當你變成真正swatantra,你擁有自己的王國。不需要害怕任何人,不需要告訴任何人。
我很驚訝的看到那麽多人,我從未在德里見過這麽多人,我唯一在這吉祥的日子要求你們的是,你們要作決定,不要不誠實,就算因此而死。我們的國家在過去十年已經開始衰落,你們有這麽多霎哈嘉瑜伽士,還害怕甚麽?有甚麽需要害怕?上天支持每一個人。當蘇非派知道上天與他們同在,他們放棄世俗所有不要的東西,不是全部蘇非派,只是少數這樣做。你們也要這樣做。今天的信息是你永遠不能是賊,也不要支持任何賊。我看到人們越來越為各種不同的原因爭吵,為種性(階級)和宗教爭吵。你來這裏是要拯救國家,還是要被淹死?你肩負重大的責任。你在鬥爭期(kaliyuga)出生,鬥爭期必須改變,這就是為甚麽那麽多人得到自覺,很多人在世界其他地方仍未得到自覺,這就是我為甚麽一次又一次請求你們,站在真理之上,我會與你一起,神也與你一起。請你們堅定的決定,不要容許偷竊、盜竊,若發現任何不當的行為,都要對抗。但人們卻像喝醉或其他?藉由這光,他們成就了些甚麽?勇氣,勇敢的抗爭。無論甚麽是錯的,必須從這國家移走。我們的名聲已經很敗壞,仍有很多其他問題,但最重要的是若沒有誠實,神可以怎樣幫助你?賺取金錢對神沒有用的,但得到你的宗教卻很有用,你必須成就它。這個世界並沒有太多霎哈嘉瑜伽士,霎哈嘉瑜伽士不會有這種行為。我告訴你這些是因為這裏的氣氛很壞,我們每一處都有這種污名,你有食物吃,有衣服穿,還需要甚麽?你看電影,你的確擁有很多錢,但這種對金錢的沉迷卻必須擺脫。
我希望你們聽我的話。我們必須立誓,不會不誠實,只會反對不誠實的人,要明白今天我們國家最需要的是誠實,沒有比誠實更重要。誠實是你的母親,你在一處有十件襯衣的地方擁有一件襯衣又如何。把同樣的事告訴女士。它會發生,它必會發生。
今天的講話有點不同,很獨特,你們都喜歡令我感到很親切,感謝大家。 […]

復活節崇拜 (India)

復活節崇拜
印度浦那
2007年4月12日
今天是非常重要的一天,我是在說今天是非常重要。對你,對你們都是新的開始。要明白,到目前為止,你們都已經很努力的工作,你想做比你能力能做到更多的工作,這是你的欲望,這將會成就到,這肯定可以成就到,若你的欲望很強,事情便會成就,你也會遇到幫助別人的好機會,就如你幫助自己一樣,你是樂意這樣做的。你決定去幫助別人是非常好,他們全都應該得到祝福是很重要的,你可以做到。你擁有的領導能力必須給予別人,你們大部分人都只是把這能力留給自己,你必須給予別人,讓別人也可以在靈性上有所得到。我知道你們很多人得到自覺,你們都很投入,都很愉快。感到愉快和快樂,是你得到自覺的第一個徵兆,你已經得到自覺,這個自覺,你也可以給予別人。
今天的特別之處是基督的重生只是為了為我們做點事,所以今天對我們是非常重要的。我可以說,你今天必須明白,你已經取得給予別人自覺的力量,你已經取得這力量,現在,你要運用它,那些已經得到自覺的人不要浪費他們的精力,也要把自覺給予別人。
這個世界充滿紛亂,爭執和戰鬥依然持續著,你的責任和任務是向他們說,告訴他們,霎哈嘉瑜伽士最重要的是變得平和,他們必須享受霎哈嘉瑜伽的成果。我肯定所有事情都可以成就,它可以成就在你們很多人身上,它也可以在其他人身上成就到。這並非空談,而是有某些事情在發生,所以要記著你們全都是霎哈嘉瑜伽士,你們都值得得到很好的幫助,從我和從大能的神那裡得到幫助。沒有甚麽可以令你心煩意亂,各式各樣不同的考驗只為令你變好,我們因此取得成效。
你發覺霎哈嘉瑜伽士都是特別的,看到你們那麽多人嘗試得到自覺,又或已經得到自覺是那麽美好。有很多人想得到自覺,也有很多人已經得到自覺,他們可以為其他需要他們幫助的人做很多事。
今天是你們決定自己未來的好日子,你必須決定你要幫助其他霎哈嘉瑜伽士,令更多人成為霎哈嘉瑜伽士,你必須傳播霎哈嘉瑜伽。雖然你看到有很多問題,若更多人成為霎哈嘉瑜伽士,便不會有任何問題,全都得到解決。
我希望你們有運氣,正確和堅定的得到自覺,我希望你沒有任何懷疑,若你有任何疑問,你可以寫給我。現在我們有一些非常好的人來到霎哈嘉瑜伽,這是你的責任去令他們變成好的霎哈嘉瑜伽士,令他們享受這祝福,我很高興見到你們這麽多人到來,今天也是一個好日子 。
在基督的一生,有很多偉大的事情發生,令祂變成,祂變成或祂已經是霎哈嘉瑜伽士,他嘗試製造更多霎哈嘉瑜伽士,但那時候的人,並沒有你們那麽有警覺性。你們都是追尋真理,已經找到真理的特別的人,你可以把它給予別人,不要只留給自己。若你已經得到,不要視這是你得到自覺的最後機會,把機會也給予別人,我會常常與你一起,若你們任何人有任何個人或其他的問題,你可以寫給我。
我很抱歉在這特別的日子沒有給予你們甚麽。
願神祝福你們。
May God bless you all.
The official video ends here but just after the talk ended and before the present giving, Shri Mataji also said the following:
Once you have got Self Realization you have to give it to others and respect it, that is important to respect it. I am sure it will work out; and you all look so good to Me and I am sure that all of you will do it. […]

聖誕崇拜 2002年12月25日 (India)

聖誕崇拜
印度格納帕提普蕾2002年12月25日
大家聖誕快樂!
根據霎哈嘉瑜伽,基督安坐在你們的額輪。祂的一生都在描繪一個覺悟的靈的品格,在祂自己的生命中,祂要告誡的是你們不應該有任何貪婪和欲望。
現在整個世界的人們貪婪的方式真是讓人震驚。打從孩提時候開始, 我們的孩子就學會了要這個要那個。只有對生命完全的滿足才可以給予你那種平和、平衡,使你不再追求物質。如今,甚至印度人也都已經變得很西化了,連他們也非常渴望要擁有這個、那個。事實上,現在在美國,突然發生這樣的事,人們正變得追求靈性。他們追求靈性是因為他們認為在任何地方都沒有找到任何滿足。但是我們看看祂的人生,基督偉大的人生。首先,祂出生在一個小棚屋裏,就像你們遠道而來見到了他們許多人那樣,非常滿足;祂被放在一個小搖籃裏,用乾草,非常乾的草蓋著。 你可以想像嗎?然後祂的生命犧牲在了十字架上。
這完全是一個關於犧牲的故事。因為祂擁有一種力量,靈性的力量,祂可以犧牲任何東西。祂甚至犧牲了祂的生命。所以你可以瞭解基督的偉大來自於祂偉大的靈性品格。雖然全世界崇拜著同一個基督,尤其是在西方國家,但是如果你知道他們在怎樣追求著物質你會大為吃驚。他們所有行業的運轉都伴隨著他們在製造什麼的巨大故事及他們有多少財富的吹噓。他們會在脖子上掛個十字架以顯示他們是基督徒。首先,人們永遠也不必帶那個基督受刑的十字架;但是由於偽善他們用來做裝飾,他們是另一個極端的基督徒。
不僅他們,就連他們的妻子、孩子都是很貪婪的人,自認為應該擁有這個、應該擁有那個。 但是現在印度人在很大程度上也追求著同樣的東西。然而他們要什麼呢? 他們認為得到身邊所有的這些東西,自己就可以很安逸。不是這樣。他們總是在渴求,甚至不能享受自己已經獲得的東西。很奇怪的是,像在美國這樣號稱沒有貪污腐敗的國家,卻有人在賺大錢,他們本應該是基督的門徒。實在超出我的理解。印度曾經是個非常神聖的國家,在那裏聖人們被尊重;但是現在印度卻降低到如此低的貪婪的層次,真是無法理解這些人。
我們可以說他們還不算真正跟隨基督的。那些跟隨過基督的,包括這裏的基督徒,他們是最糟的。他們過著非常西式、非常貪婪的生活,但他們稱呼自己為基督徒。但是基督向人明示在這個世界上你不需要任何東西。祂有如此偉大的人格,如此偉大的降世,到處受到尊敬;因為祂犧牲的力量是至高的;不是因為祂擁有一輛大轎車,擁有一棟大房子,都不是,只是因為祂是一個如此謙卑的人。祂的一生是很了不起的。今天祂統領著這麼多人的心,儘管祂生來是個非常非常貧窮的人,被釘死在十字架上時也是個很貧窮的人。
所以,那些追求金錢的人不可能是基督徒,邊都沾不上。祂是如此幸福喜樂。祂幫助窮人,幫助那些有困難的人,因為祂明白他們的問題,因為祂能感受到他們。祂盡力去幫助各種病人、窮人,但是今天的世界卻變得如此荒唐以至於他們幫助各個國家去鬥爭。他們創建基督教去鬥爭。在這個國家,基督教在做些什麼?就只是建立大的權力以製造很多基督徒。我在很多地方聽說過他們怎樣將人們轉變成基督徒。基督甚至從未轉變過一個靈魂。祂想給予的是轉化,就像你們都獲得的那樣,而不是改變宗教或改變你的胎記,不是。結果祂真正得到的卻是這些追逐欲望和貪婪的、沒有用的三等民眾。有時我也為自己擔心,我希望我的門徒們和我的孩子們不會做出違反霎哈嘉、違反霎哈嘉原則的事情。霎哈嘉其中一條原則就是你要去幫助人,那些被壓制的人們,那些還沒有獲得自覺的人。你要去給他們自覺。世界運行的方式不是我們提供幫助給那些在毀滅世界的人。如果我們要拯救這個國家,拯救這整個世界,我們就要變得像基督一樣。
發展你犧牲的性格。它會是非常非常有力量的,因為你們都是自覺的靈。試著去發展那幫助他人的性格。在我的生活中我知道一些很了不起的人,他們總是願意去給予那些還沒有得到的人,他們是具有如此了不起的品格的人,他們從來都沒有被授予獎狀或任何東西,卻非常開心可以幫到他人。今天非常非常難過,在這個國家這麼多人曾犧牲了他們的生命去獲得獨立和自由,然而現在,什麼事情正在發生——同一批人或者是他們的孩子又或者不同的人,本該在治理這個國家,本該在負責任,卻在掙錢。
為什麼這種情況會發生?在這個國家曾經我們也有很多人極其付出,他們是領袖。但是你們當中有多少人像這樣?你們當中有多少人願意捨得把自己的一些東西給他人?你們會做些什麼去幫助他人?很悲哀那些盛行基督教的國家並沒有真正跟隨基督,我們也變得一樣。我不是說我們不應該做生意,或者不應該賺錢。你可以,但你應該記住所有這些事你在為誰而做。你準備怎麼處理它們?這些錢,你們準備拿來做什麼?事實上,我們應該找出在至少一年內我們曾給予他人一件我們的東西。並不是說你們要犧牲自己,不是,那樣太過了點,
霎哈嘉瑜伽士必須是非常善良、非常善良和愛他人的。如果你不是那樣,你不是霎哈嘉瑜伽士。 首先,你應該善良,有愛心,理解周圍的問題,然後盡你可能地幫助更多的人。但事實卻不是這樣。就連霎哈嘉瑜伽士也不明白他們生命的價值是什麼?他們與基督在同一個道上。他們是自覺的靈。他們必須有這種覺知意識。他們必須與其他的人合一,應該在自己的內在感知到基督的那種犧牲;祂是怎樣犧牲自己的生命去發展我們的額輪、消除我們的自我、打敗我們的自我。而我們卻是如此自我中心,以至於祂無論做了什麼都是種浪費,人們不理解,他們沒有吸收祂的品格和祂的生命,這非常糟糕。對我們來說,祂為所有自覺的靈帶來了非常偉大的訊息。祂是個非常偉大的榜樣。
你們知道的,我們有這麼多的事情要去做。我總是想著那些有需要幫助的人,我已經開辦了很多這樣的機構,你們都很瞭解。最近我開始為德里的貧苦婦女和孤兒做些事情。我付了大部分的錢,在快要結束的時候,我說“為什麼不讓霎哈嘉瑜伽士們付點錢結束呢”,然後他們付了,他們真的付了。在德里我要祝賀他們為其他霎哈嘉瑜伽士做出了好榜樣。我很驚奇他們是怎樣為這個大機構籌到這麼多錢的。這是我們從沒有見過的,在我們國家裏婦女在經受著怎樣的痛苦,這些貧苦的婦女在經受著什麼樣的痛苦。她們被丈夫拋棄,不是由於她們的錯,不是。就像那樣,為一些奇怪的念頭,她們和孩子一起被拋棄在大街上。在穆斯林家庭中更多,更糟糕。我強烈地感覺到我應該試著做些事情,至少把她們的注意力帶回到她們的命運和她們的困難上,這樣她們可以重新生活,自給自足。我想這是所有霎哈嘉瑜伽士的責任,去看看周圍誰需要你的幫助。不要只是為你自己而活,為你自己獲取,為你自己賺錢,而是要儘量去提供幫助,幫助那些真正可以幫到的人,然後他們會說“是霎哈嘉瑜伽士為他們做了這些。”
我有很多幫助他人的想法,我也將儘量去幫助他們,不管我有多少錢,但是我希望你們可以決定為他們做一些事情。尤其這個國家已經分裂成至少兩個部分,一部分是富人,另一部分是很窮的人。這些窮人讓我揪心痛苦。我不知道怎樣去幫助他們,這是個如此大的群體。不過如果你們決定,你們可以到處走走,你們可以到處走走,然後你們可以找到幫助這些赤貧者的方式和方法。他們絕對需要你們的幫助,而且你們也有能力做到。帶著摩訶拉希什米的祝福,你們已裝備完好。儘量去幫助窮人,儘量去幫助那些有嚴重困難的人。我知道他們不是霎哈嘉瑜伽士,別期望他們成為霎哈嘉瑜伽士,他們不會。在基督時代有多少人是霎哈嘉瑜伽士?有多少人可以瞭解人類問題的深度。但是基督做到了,祂為了人類的罪惡犧牲了祂的生命,你可以想像嗎?
今天是帶著極大的喜樂慶祝基督誕生的日子,而祂必須去經歷那樣的誕生和一生,沒有人願意有那樣的一生。但是我們要瞭解祂的本質,追求貪婪是瘋狂的。貪婪沒有終點。那些貪婪的人永遠貪婪。他們要錢,要這個、那個。為什麼不看看其他人,他們需要什麼? 因為我們處於集體意識中,我們應該瞭解人們需要什麼,我們可以為人們做些什麼?我知道在這個現今充滿廣告促銷的時代這很困難,但是我們是霎哈嘉瑜伽士,我們必須是正常的人。我們要去面對它,以聖人的方式去面對它,用你們特殊的力量儘量去摧毀這些罪惡。
今天對我和你們所有人來說都是極大喜樂的日子。同時我看到基督的一生——如此短的一生——是多麼悲慘。不是因為貧窮,不是,而是因為祂必須去經歷的被憎恨與被折磨。祂不在意貧窮,祂沒有寫任何有關貧窮的東西。讓祂感到很糟糕的是事物錯誤的運作方式和致使人們受到壓迫的生活方式。祂自己承擔了所有的痛苦以解決問題。祂創造基督徒但他們所為卻是荒唐的,只是荒唐。沒有意義,對於基督的一生沒有意義,對祂偉大工作的豐富成果沒有意義。
所以當我們在慶祝祂生日的時候我們也要慶祝祂犧牲的能力,祂愛的力量。現在霎哈嘉瑜伽士已經成為很好的人,很有愛心的人,關於這點毫無疑問,但我想貪婪還是存在。貪婪沒有止境,我必須告訴你們,我看到有些人非常瘋狂。像在美國,他們發現那裏每一個機構或公司的老總都非常有錢,他們有25架飛機,和大概50輛車,超過50輛。他們要開著這50輛車出行嗎?怎樣開?一隻腳在這一輛車,另一隻腳在另外一輛車嗎?但是他們卻有,所有這種瘋狂;然後他們說——現在他們無話可說,類似這樣的。但是現在都被充公了。
你拿這種品性的人怎麼辦?擁有25架飛機和50輛車不是很瘋狂的一件事嗎?而且他們還為自己想個沒完沒了,真是愚蠢。當他們死了,所有這些都將結束。在美國,這個滑稽的地方,他們正為著什麼事情而爭戰。在那裏你可以明白貪婪帶你走向哪里。有一個例子,一位很年輕的女士嫁給了一個很老很老的男人,非常老。當他死了,他把他所有的錢留給了這位年輕的女士。所以他兒子跑來說道,“我當他的兒子那麼多年了,怎麼可以讓這位女士拿走所有的錢? ”她得到了幾十億,但她卻想擁有全部,所以她找藉口說,“我為他做了這麼多,為這位老人家,我犧牲了很多很多,” 然後這個、那個。這些人為人處世的方式真是無恥,他們為了安逸、安逸、安逸,一直要錢、要錢、要錢,卻不感到羞恥。要理解人類真是非常非常困難。一旦他們步入了歧途,他們可以到達任何程度。他們不知道要如何犧牲。
我曾看到——當甘地呼籲人們要犧牲,所有的婦女們放棄她們的飾物,拋棄她們的生命。她們被關監獄,為獲得獨立做各種各樣的事情。然後她們獲得了什麼樣的獨立?馬上世界上所有的暴徒受到管制,世界上所有的小偷受到管制。 對於這樣一個一切都很偉大和尊貴的地方變成荒蕪之地你有什麼話可說?你曾經是一個尊貴的人嗎? 問問你自己, 你曾經尊貴嗎?你曾經試著幫助他人嗎?從基督的一生, 我們知道祂活在貧困中,祂是國王中的國王,但是祂活在貧困裏,帶著優雅。祂為那些有罪的人,那些有困難的人做了一切——這麼多,他一個人。現在你們有那麼多人,你們都要做些事情。不要活得像這些老闆們一樣,試著去瞭解,為了你的國家你們要犧牲一點你們的收入,一點你們的奢侈,因為你們是霎哈嘉瑜伽士,你們不是一般的人。你們已經獲得自覺。所以,你在幹什麼呢?你在問每一個人要錢還是你在給予每一個人你的愛?讓我聽聽霎哈嘉瑜伽士給予愛與慈悲的故事。、
很抱歉在祂生日的這天,我要告訴你們關於你的(注:錫呂.瑪塔吉很清楚地說的是“你的”但是可能意指“祂的”)一生,那是非常非常痛苦的一生,好使我們去理解這樣一位光榮的人物,一位如此偉大的霎哈嘉瑜伽士。在祂的一生中,祂必須去經歷很多苦難,祂自己的人還困擾祂。祂自己的人試圖利用祂。從霎哈嘉瑜伽士這裏我也有過這種經歷,他們想從霎哈嘉瑜伽賺錢,總是給我找麻煩,他們想從我這裏賺錢。所有人都知道他們有很糟的價值觀,你怎麼可以說他們是自覺的靈?
所以,我們要想想在哪些地方我們可以幫到他人,我們可以為他人做些什麼。這是我們要從基督的一生中學習的其中一點。事實上我出生在基督教家庭,可是我發現那些基督教徒是極度小氣、骯髒的人。他們總是彼此算計,非常金錢取向。當我父親進監獄後,他們把我們趕出教堂。愛你的國家是一種罪,是嗎?他們卻這樣做。當他回來,他成為了NAGPUR的市長,他們成了他最忠實的崇拜者,他們列隊歡迎,你看看 。我父親只是笑笑說道,“看看這些愚蠢的人們。” 這是完全的愚蠢,這種貪婪、這種愚蠢要停止。他們追逐金錢,追逐地位,追逐其他很糟糕的東西,其中一些人。不是霎哈嘉瑜伽士,但是他們這樣做。
但是即使在霎哈嘉瑜伽士中,我也發現有些人非常金錢取向,他們從霎哈嘉瑜伽賺錢。我是這樣沒用的一個人,我不懂金錢,所以他們可以愚弄我。好吧,沒關係。在一起很多年,他們都在愚弄我,沒關係。現在怎麼辦呢?我要錢做什麼?這是個問題。問題是如果你不小心,如果你不是很金錢取向,其他人便會掠奪你。 我說讓他們搶吧,讓他們做他們想做的,但我不能發展這樣的品性。問人要錢,我不能。我接受你給我的任何解釋,我接受你說的任何話。我知道它是有罪的,它是錯誤的。如果他們沒有意識到,我沒辦法。所有這樣的人他們都會被毀滅。我知道。但是怎麼辦呢,如果他們自己意識不到?從霎哈嘉瑜伽賺錢,你可以想像嗎?做這樣愚蠢的事情。非常庸俗,非常糟糕。我要求你們全部都要超越金錢,超越所有這些世俗的東西,你們也永遠不會挨餓,你們永遠不會有問題。但是不要跟這些荒謬的東西混在一起。這是神的工作,你不應該從中賺錢,絕不可以。從基督偉大的一生中我們有很多可以學習的東西,祂生來是個非常謙卑的人,祂做了如此偉大的事情,祂試圖改善我們的額輪,即使現在你想起祂你的額輪也會妥當,不妥結束了。
我知道還有些霎哈嘉瑜伽士總是非常匆忙,他們總是在催促自己。為了什麼? 你要什麼?時時刻刻他們總是在趕,就像其他愚蠢的人一樣。 所以去感受你內在的滿足,就像基督一樣,你要冥想、內省,去發覺“你是個感到滿足的人嗎?” 你在生活中必須非常滿足,否則擁有霎哈嘉瑜伽沒有用, 獲得自覺沒有用。我從心裏祝福你們,以基督為榜樣,吸收基督的品格,去理解這個世界的問題,把整個世界的問題,當成你自己的問題。
願神祝福你們! […]

壽辰崇拜 印度德里 2002年3月21日 New Delhi (India)

壽辰崇拜
印度德里‧2002年3月21日
Translation from Hindi:
I have been watching the magnitude of love. How it has spread into all corners. From where to where it has reached. Upto how many people? No one knows. But I have understood its Principle. Can there be any Principle of love? Love has no Principle.
Like an all encompassing divine halo,  love has spread far and wide. We have no awareness of it.  We do not know it. But the love of the Almighty has spread to the entire creation, […]

新年崇拜 (India)

新年崇拜 印度Kalwe  2001年12月31日
 
鍚呂‧瑪塔吉女士講話摘要
 
今天我來遲了。你們愛的力量把我帶到這裡來。你們母親的身體有點毛病,但那願力十分強大,使事情得到解決。我希望你們願望的力量也變得更強大。你們應想想自己,你們在這方面做了什麼。你們應內省,看你們為此作出什麼的努力……你們要在靜坐中進入更深的狀態。你應該想到你是聖人,看你應該做什麼。母親已令你成為聖人,你現在該做什麼呢?
 
你要令自己穩妥,毫無疑問,你要令自己穩妥,但達成了這些以後,你還要做什麼?你參與集體,你參與那些活動,就止於此。
 
你還可以多做什麼?你已透過你的靈得到祝福。那靈給你第二次的出生,故你應再看你現在做什麼。你如何不斷成長?或你是否只利用你的進步來為你自己及你的孩子?這十分重要,因為我看見人們即使得到自覺,但仍然有缺點。他們不是完全的潔淨。若你不和其他人在一起為霎哈嘉瑜伽工作,你便不會知道在你裡面有什缺點和負面東西。
 
有些人甚至來到賺取金錢……有很多人來到霎哈嘉瑜伽賺取金錢。不久他們會被揭發,毫無疑問,會讓人看見,並會帶來無必要的麻煩,故這有什麼用?你不是來到這裡賺取金錢,你來到這裡是要喚醒你的正道(dharma),你要建立正道。
 
我聽到在孟買,有很多不同類型的非正道(adharmas)開始了,這些在過去二十五年來是沒有的,尤其是電影。在電影中已沒有什麼純潔可言。你們不應看所有這些電影。若人們不去看這些電影,它們也不會再被上映,也不能經營下去。你們明白沒有人喜歡這些電影。人們喜歡看全家都可以一同欣賞的電影。
 
現在有很多種類的污穢、愚蠢及可怕的書籍受廣泛閱讀。我知道你們不會看這些。但即使在報章中也有人們寫下很多不雅的東西。
 
你們要令自己純潔。有些人的眼睛左顧右盼,那些用污穢的目光東張西望的人不是霎哈嘉瑜伽修習者。你們的目光要平穩。這是霎哈嘉瑜伽士的第一個記號。若你們中有人的眼睛仍然是左顧右盼,這樣你可以說他還不算是霎哈嘉瑜伽修習者。第二樣是貪婪。若你仍有貪念,你仍然不是霎哈嘉瑜伽修習者,你的貪念終有一日會被揭露出來。
 
首先是去除貪念。克里希納曾說你一定要放下怒氣。若你發怒,你應知道你不是霎哈嘉瑜伽士。沒有人看過我發怒。人人都說:「母親,我們未曾看見你發怒。」有些時候人們會發怒,但我說:「這有什麼用?」這沒有用。今日我要告訴你們的是你們要內省,看出你現在還有的所有弱點。
 
我告訴你同一事情就是你們要潔淨自己。你們在裡面要有純潔原理(nirmal tattwa),你們所有的弱點都要去除。把這些弱點留在自己裡面有什麼用?這些人有很多已進入監獄,那些沒有的人,也受人唾罵。我想告訴你們只有一件事,就是不要注視別人的弱點及過失。相反,你要看在你裡面的過失。你是否仍會發怒?你的眼睛是否還有慾念?你是否還受各種事情吸引,終日想著買這些買那些,帶這個那個?在美國有很多這樣的人,但今日的美國已受到重大打擊。
 
就如瘋了的人購買東西……若你真的要購物,就買一些人手製作的,賦有藝術色彩及創造力的物品。有很多藝術家做了很多好作品,但沒有人購買。人們會買下所有不必要的東西,你不會因此而得到任何好處,也不會惠及製造美麗東西的人。
 
你們要有藝術色彩,你們家中所有東西也要有藝術色彩。他們在家中置有五十多款食具,但你不能找到一個像樣的。若你們是霎哈嘉瑜伽士,你們應使用人手製作、賦藝術色彩的東西。你們還是繼續買下一些沒有用的東西。
 
女士們會買了一件紗麗,再買另一件,但卻沒有一件是合適的──所有這些紗麗,只會製造出如亡魂的古怪東西。你應備有兩件美好、人手造的紗麗,而不是要有五十多件。
 
在我們的國家,還沒有建立對藝術及創造力的鑑賞力。我有時走進一些房屋,看到他們的房屋滿是奇怪如鬼附的顏色及鬼裝飾。你們是霎哈嘉瑜伽士,你們應知道什麼東西是美,明白何謂美感。只有這樣你才能令你的生活美麗,任何男士、女士遇見你都會說你真是很好的人。正如你會裝扮自己美麗些,同樣,你也要裝扮你周圍的環境及房子。
 
若霎哈嘉瑜伽修習者像亡魂般遊蕩,這樣的霎哈嘉瑜伽修習者有何用?要穿著正常、說話正常、對別人行為正常、用美麗的東西裝飾家居……你可以用鮮花裝飾家居。你的花園要表現出霎哈嘉瑜伽的美感。很多人家中佈滿無用的東西,正因為市場推銷,人們走到市場買下所有無用的東西。你們應在神聖的日子中把這些無用的東西燒掉。
 
塑膠在現在變得十分重要,即使我想找一個杯子,杯子都是塑膠製的,我說這太過分了,我不能用塑膠。現在還有塑膠製的紗麗。人們用塑膠之多足令人類因此生病。小孩子會因塑膠而死亡。你們盡可能不要用塑膠物品。但現在什麼東西也用塑膠。尤其在孟買,沙發也是用塑膠造。人們坐在塑膠上,穿著塑膠,走在塑膠上,過後連汽車也是用塑膠造罷。
 
你們對塑膠應毫無關切。我不是說你們要穿著禮服,在霎哈嘉瑜伽社群中行走。你們應穿著合適的衣服,不要把自己看像一個出家的聖人(sadhu baba)。沒有任何做作,要脫離一切對你不吉利的東西,你們不應使用塑膠,你們應拯救你的孩子遠離這些。
 
第二件事情我在霎哈嘉瑜伽看到的是每個人都想我到他們的家。你們為何不去想你們做了什麼使我必須要到你的家?或是你遇見什麼人都想帶他到我的家。無論我到那裡,你應讓我平安自處,直至現在你們還沒有做過什麼。你們應放下這些念頭,然後去想你在什麼境界(aukat)。你為何慾求這東西?這會為你們的母親帶來麻煩。我由某處來到,他們便站在我面前──不要這樣做。若你在霎哈嘉瑜伽沒有終極的滿足感,你便毫無用處。
 
「無論我在哪裡,母親與我同在。」這Samadhan境界應在你們裡面,你們便能成長。在這世界任何成長的在Samadhan境界都會全被吸收。若你不是終極滿足的境界(Samadhan),終日在人家面前招搖,你會得到什麼益處?有Samadhan終極滿足的境界,你在哪裡,母親便在哪裡。若你思想這樣,你便算得是霎哈嘉瑜伽士。無論你們坐在哪裡……要到我面前來,要走上台來……霎哈嘉瑜伽士不須要這樣。
 
我清楚知道每個人。Samadhan這境界使你在這深度中你可以見我,現在正是時候,你們應達到Samadhan境界。你應看見無論你做什麼事情,都應感足夠。你們應到來傳揚霎哈嘉瑜伽,為霎哈嘉瑜伽工作,你便會看到你將到達Samadhan境界。你不會還想著要到我面前來,告訴我一切。大部分時間我看見所有站得很前,在我面前的不是虛假者便是盜賊。那些心靈潔淨,並享受愛的人已在自己內裡那愛的享樂中溶化了。
 
現在我想告訴你們,時候已到,你們對我應有一點考慮,因為你們吸收從我而來的所有生命能量,若你們不妥當,我便會生病。
 
故你們都要鄭重決定你們應變得這樣,使母親喜歡見你們,然後整個世界都會改變。今日你們要坐得久一些,很多人都離去,但那明證是你們在我面前平安地坐著。以往人們都慣常說話大叫、製造噪音,但現在你們平安地坐著,這對我來說是十分偉大的事情。(從印地語譯出)
 
我用印地語告訴他們霎哈嘉瑜伽士應該怎樣。你們應該是滿足的人……你應看自己裡面是否滿足,你已得到你所想最高的,你已得到平安,你已得到喜樂及所有上天的祝福,否則,若你感到不滿足,你便想做一些老是帶來擾亂的事情。常常有些人喜歡在我面前炫耀,想站在我面前,或想逃避霎哈嘉瑜伽。
 
首先,你們要傳揚霎哈嘉瑜伽。你們帶了多少人來到霎哈嘉瑜伽?只去想想,我們都是霎哈嘉瑜伽士。成為霎哈嘉瑜伽士等同你是聖人。那些過往成聖的人遇到很多困難。一個單獨的聖人能吸引很多人。當然他沒有給人們覺醒,因為只有我教了你們怎樣做。但你們要去找出你們正做那些霎哈嘉瑜伽的工作。
 
單是靜坐不是這樣,靜坐是裝備自己去幫助其他人。我們在這黑暗時期(Kali Yuga)十分需要這樣,人們要全都出來幫忙。但相反,人們只想見我。「有什麼需要見我?」我們的積習告訴我們要去見任何重要人物──但這不是霎哈嘉瑜伽士。
 
你們要有自尊──這自尊使你知道你的尊嚴及你應怎樣。有些霎哈嘉瑜伽士十分優秀,十分好,十分自我滿足,我知道他們是誰,你們都要這樣,否則你便不能享受霎哈嘉瑜伽,你便像其他人一樣,把自己置身在所有荒誕的活動上。
 
今日我沒有很早到來,但你們仍然坐著等我,這給我很大的滿足,他們真的愛我,他們真的是霎哈嘉瑜伽士。
 
若你真的愛我,你便應愛其他非霎哈嘉瑜伽士,並嘗試給他們覺醒。你們知道我年紀已很高,我還能去得多遠?我現在並沒有到很多國家,但霎哈嘉瑜伽發展得十分快,即使在我沒有到過的地方。它在那些地方發展是因為那地方的人知道自己的責任。你們應知道你們應有什麼責任,這不只是對你自己,而是對整個世界,你們要做事解決。任何人你們可以接洽可以見面的,都要出去做。
 
那些假導師的信徒會談及他們的導師,但霎哈嘉瑜伽士就不會。他們以為若告訴其他人,他們的覺醒便會完了。
 
若你不傳揚霎哈嘉瑜伽,得到覺醒有什麼用?我所有的努力都只浪費在那些只為自己的人身上。
 
例如現在有很多女子想結婚。女子申請結婚的人數是男子的四、五倍。若那些女子不能成婚,她們便十分不快樂。不用擔憂,你們現在與神連接在一起。婚姻不是一個最大的祝福,我告訴你,並不是。相反,這會成為限制,也可充滿麻煩,故不應感到難過,若你不能給其他人覺醒,你才應感到難過。
 
想想你給了多少人覺醒。思想婚姻並不能幫助你什麼。你們都有點特別,你們有什麼特別之處?你對此做了什麼?
 
我很抱歉在此終結,在我們偉大的格納帕提普蕾這地方,我要告訴你們這些,但有時,總要有人說出。我知道你們全都是十分好的霎哈嘉瑜伽士,你們也成就了很多。但我的願望是你們所有都要成為光,並開始傳揚霎哈嘉瑜伽。在某些國家這正在發生,並產生果效,人們都感到極大的責任,我對他們十分稀奇,他們如何傳揚霎哈嘉瑜伽。
 
現在我對你們發出同樣要求,請注視你們自己,並向內反省。你們做了什麼?你們在霎哈嘉瑜伽成就了什麼?若你真的努力傳揚霎哈嘉瑜伽,自會產生滿足感。
 
很多人以為走近我面前,我會感到歡喜。我不是,這毫無認授意義。你們不應這樣做。相反,若你真的成長,我自己會知道的。
  […]

聖誕崇拜 (India)

聖誕崇拜 印度格納帕提普蕾 2001年12月25日

鍚呂‧瑪塔吉女士講話摘要
 
 
看到這麼多霎哈嘉瑜伽士在聖誕崇拜聚集這裡,真是好。基督教傳遍整個世界,有很多所謂的基督徒,說跟隨基督,我不知從那角度。」
 
基督是無所不在生命能量的體現。祂是太初第一聲(Aumkara),祂是神聖的格涅沙,跟隨祂的人必定要與別不同。但常發生在每一個宗教的是人們隨機地走向相反的方向,完全相反。基督生命的本質便是抽離與犧牲。若一個人能抽離,沒有什麼所謂犧牲。他看自己的生命有如一場戲。如此偉大的人來到世上,卻開創了所謂的基督徒宗教,引發連場戰爭,各種虛偽事情,現在人們也正在發現出來。
 
祂保衛真理,但基督徒不知何謂真理。真理就是你們是個靈,你們要成為靈。祂就是那位叫人重生,得到覺醒。但人們忘記了祂所說的,祂要人們成就的。
 
依斯蘭與穆罕默德
這真令人可笑,這麼多偉大的人來到世界,為人們的昇進開創良好的宗教。但我不明白人們如何因他們所謂的師傅的教訓而變得十分愚蠢。這全是金錢取向,而且也不是站在真理那方,我想這是宗教的第二次被釘在十字架上。
 
沒有一個宗教跟隨自己的原則。我不知道他們如何這樣把真理扭曲──只是為了錢及製造紛亂。以基督的名義作出一切教條及儀式,雖然他們多次吹噓,並對世界帶來很壞的影響,但人們仍然接受這些。
 
你列出任何宗教來談,如依斯蘭教,我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麼。在穆罕默德(Mahammed-sahib)的生命中有兩大重點,第一點稱為meraj,所指非他,正是指靈量的提昇,十分清楚。第二是他所說的jihad。Jihad指殺去你的壞東西,殺去你的壞本質,殺去所有在你內的shad-ripu。這不是說你要成為穆斯林並殺死你自己。這樣做只是愚蠢的事情……把它當作儀式教條,他們如此說,這樣做你便可進入jannat,即進入天國。你怎可做到呢?
 
作為穆斯林,他們並不是宗教虔誠。把罪人殺死,你不會進入天國。但所有這些mollanas,首先弄完了他們的教育,他們沒有好好教育自己。故此他們對自己身處的世界毫無頭緒,不知道自己的位置。有一小撮人是有受教育的,但卻因要控制別人的思想而迷失。以神的名義,以靈性的名義做出這樣事情是如何的可恥。
 
迷失的人
現在我們的責任是告訴他們什麼是真理。我們的責任是帶他們走在靈性的正確道路,因為他們全都迷失。基督徒迷失了,回教徒迷失了,印度教徒迷失了,他們全都迷失了。他們不知道他們的宗教所宣稱的,以及他們應如何作事。最終,基督被釘死十字架,你們可以看到,正當那裡有真理,歪理便要把它弄完。他們不能承受真理,同樣,蘇格拉底也是被殺。
 
歷世以來,那些維護真理的都被剷除,因為人們不想要真理。他們遵從某些宗教,因為他們想控制其他人──故他們製造一些宗教來。Meraj即靈量提昇,但他們說meraj是不可能的。十分奇妙,你們很多都得到覺醒,你們得到生命能量,得到涼風,即是在《可蘭經》所描述的。但穆斯林並不相信,他們所做的多麼愚蠢。
 
在現今世代,我們可看見,很多人都超越所有分際(maryadas),所有宗教的事情……我驚訝他們如何忘卻道德觀念,他們毫無道德觀念,他們只把道德在市場上出售而賺取金錢。
 
另一方面,有些穆斯林──尤其是那些稱為wahabis的階層,他們說婦女會毀壞你的道德,故要把她們收藏,她們要被覆蓋。在阿富汗婦女若穿上白色的襯衣便要被打死。在印度有很多人,尤其在北方,接受依斯蘭文化,他們真的虐待婦女。北印度受回教文化感染,而南印度則受瘋狂的印度教影響,婦女成為宗教儀式的受害者,例如Sati儀式,婦女要在丈夫死後被殺。這是沒有人明白的,為什麼把所有鬧劇放在婦女身上?為什麼不放在男士身上?
 
印度教有很多地方都已過時,在我有生之年都可以被糾正。但在穆斯林及依斯蘭,你不能去糾正,他們對婦女做出可怕的事情,你想幫助他們也沒有可能。
 
印度教苦待寡婦,她們很多都住在brindaban。人們告訴我她們每日只得一個盧比…他們極盡製造乞丐的能事…若這就是宗教,不要也罷。我們已受夠這些──所有由婆羅門教產生出來的儀軋,那些婆羅門僧侶真的一無是處。
 
純潔的原理(Nirmala Tattwam)
教導宗教的人必須有很高的水平。故在霎哈嘉瑜伽,你要放棄一切,因為這些會是泥濘,你在泥濘中便會完結。你們要告訴別人,他們打算作什麼?他們誤用宗教做盡一切壞事。所有教士都飲酒。有一個教士來到霎哈嘉瑜伽,我十分高興,但他說:「我會到霎哈嘉瑜伽,但我不會放棄飲酒…因為在《聖經》上寫明,你們要飲酒。」基督怎會說你們要飲酒。祂不單是覺醒的真我,祂本身便是覺醒。他們以為基督容許飲酒,因為在婚禮上,祂把水變為酒。但祂並沒有,祂到了那裏,在這短時間內祂只把手放在水中,那些水便好像葡萄汁一般的味道。而葡萄汁在希伯來語中與酒的名稱是一樣的。我說:「我可以這樣做。」這並不是我喜歡人們飲酒,誰人會說出如此荒謬的話?這是覺醒,十分重要。Chetana(覺醒)十分重要,若你破壞了你的覺醒狀態,你怎會是霎哈嘉瑜伽士?
 
要告訴他們不能飲酒是沒有可能的,即使在印度,飲酒也十分普遍,這完全違反基督教信仰,也違反印度教及回教。雖然在《可蘭經》已寫明『不可飲酒』但他們統統都飲酒。他們不是跟隨宗教,而是將自己變成最惡的罪人,這就是基督要他們做的嗎?
 
你們都要成為純潔的人,你們要有純潔的原理(Nirmala Tattwam)。薩利漢亞(Shalivahana)在克扎米爾(Kashmir)遇見基督,問祂的名字及國家。基督說:「我來自的國家,那些人全都有malecch。」Malecch意即慾求污濊(mala)。故他對基督說:「你為何不返回教導他們純潔原理?」
 
這就是你們所得到的純潔原理,能淨化你,清潔你,給你喜樂、愉快及真理。這就是你們應該求得的。否則便是一片黑暗,你看不見光明,無論你是基督徒、印度教徒、穆斯林,或任何人,你都看不見真理的光,故此你們要接受真理的光明。之後,你要把它給其他人,你要轉化其他人。你們已十分努力地做,有時我稀奇造就這樣美好工作的人十分謙虛和良善。他們如何成就事情,我不明白。
 
當然,其中有些人是金錢取向的,或是權力取向的,但這些都不能帶來喜樂,只有你們內在真理的光才能帶來喜樂,你們都有這光,你們也知道。你們全都體驗這光。但我要說的是這經驗一定要傳給其他人,這不是單為你的,應盡可能傳給更多更多的人。
 
錫克教徒來到霎哈嘉瑜伽,說他們不能崇拜女神,但偉大宗師那納克(Shri Guru Nanak)曾談到女神。他的書本第一句便是 Adya,Adya正是太初之母。
 
傳揚霎哈嘉瑜伽
你們有沒有放棄一切荒謬或與你生命無關的事?或你還是不肯長進?這十分重要。若你不肯長進,問題便會出來。
 
霎哈嘉瑜伽成就巨大。在美國九月十一日,三百名霎哈嘉瑜伽士絲毫無損。這是我到美國來的原因。我告訴他們這場戰爭會在光明節前結束,事實正是這樣…他們以為可以如此毀滅神的創造,這是十分愚蠢的想法…這是人類的荒謬。
 
基督來到世上,祂工作很長時間,而要被釘在十字架。祂被釘在十字架,但十字架並不是我們的榮耀。我們的榮耀是祂的復活,祂曾復活,毫無疑問。有些人說這是沒有可能的事,你是誰竟敢如此說?你知道什麼有關靈性嗎?對於屬靈的人,在靈性上好好裝備自己的人,在他們身上事情如何成就,你對此知道什麼?我們對人類所知的事情,都嘗試下結論,但都是錯的…。
 
在霎哈嘉瑜伽士的生命中充滿神蹟。那些好思維的人覺得這些難以理解。故若是可能,我們要盡力做好,把我們的注意力放在那些想求得的人。
 
霎哈嘉瑜伽在監獄、學校,甚至天主教教會內傳播。但還要更廣泛傳播,你們每個人都要把事情成就,告訴別人。但霎哈嘉瑜伽士還是有點害羞。那些假導師的跟隨者會大膽地說出來,但霎哈嘉瑜伽士卻不會,我真奇怪為何霎哈嘉瑜伽士不說出來…。
 
你們無論去到哪裡,你有你的鄰居,或你走到市場,你去到哪裡都應把霎哈嘉瑜伽說出來。你可以透過拜讚歌(Bhajans)去告訴別人,我們要告訴他們。為什麼我們如此害羞。害羞的個性對霎哈嘉瑜伽毫無幫助。
 
故請你們明白你們要讓其他人得到覺醒。你們有力量,要對自己有信心。在意大利、奧地利及澳洲,霎哈嘉瑜伽廣泛傳播,這是因為他們的堅信。我們要把我們所有的給其他人,我們要與人分享。
 
從基督的生命中,人們要明白祂的犧牲。與盜賊同釘在十字架是如何大的犧牲,但祂卻成就了。同樣,你們要成就霎哈嘉瑜伽的工作,而不是只關心你的親屬,沒有人寫信給我是有關傳揚霎哈嘉瑜伽,你們一定要告訴我。
 
要明白傳揚霎哈嘉瑜伽的重要。若你不肯去做,你是絕對的無用。對我來說最偉大的事情,正如你們有這麼多光,我們要在全世界有更多更多霎哈嘉瑜伽修習者。若你希望避免一切的審判,及人們過著的無聊生活,你便要把他們拯救出來。你們要救贖他們,這是你們的工作,這是你們要償還霎哈嘉瑜伽的…你們不用擔憂自己。
 
在霎哈嘉瑜伽內的婚姻
在霎哈嘉瑜伽內的女士埋怨不能成婚。有很多女士申請成婚比男士還多。我們也沒有辦法。故你們可以外出,到你認為好的地方成婚,或你靜候而把你的生活交托給霎哈嘉瑜伽。這是十分難為的,若她們老是埋怨:「我應該結婚,但我還未能結婚。」
 
配婚永不是我們的主意。但後來我們容許配婚,現在成為每個人最主要的事情。他們有些想成婚,有些已成了婚但不開心,或有些離了婚又想再結婚。霎哈嘉瑜伽並不是為了這些,若你的婚姻不成功,這不是我的工作。若繼續是這樣,我們便要停止配婚安排。
 
我不想你們寫信給我全都是說你們在霎哈嘉瑜伽中如何難過。為何不寫信給我說你給了多少人覺醒?這會令我高興……若事情發展是這樣,我們可以把你娶下。但若你總不覺滿意,這便是你的責任。
  […]

母親在壽辰慶典中的講話 New Delhi (India)

Birthday Felicitations. Delhi (India), 20 March 2001.
Sir C.P.’s Talk:
I recall that one day in 1970, She told me, She said, ‘I’m now going to devote Myself to Sahaja Yoga.’ I said, ‘What’s that?’ But She said, ‘You know, I want to promote a movement of tranforming human beings.’ So I looked at Her in amazement…. I said, ‘Transforming human beings? Are you sure.’ She said, ‘Yes, I am.’…
She began with a small number of Sahaja Yogis and the number has grown and what a wonderful gathering we have here now…. […]

濕婆神崇拜 New Delhi (India)

濕婆神崇拜 印度浦尼 2001年2 月25日
鍚呂瑪塔吉女士講話摘要
 
 
今天我們在這兒慶祝偉大的濕婆神 (Mahashivarati)。我們可以明白至高神(Shri Mahadeva),這是我們極大的特權。除非你已經得到自覺,否則你將不能明白至高神偉大的品格、個性及能力。
 
我們需要非常謙卑才可達到至高神的蓮足。你也知道人們需要穿過頂輪才可達到這偉大神祇的蓮足。祂是超越的──超越我們所有的概念。祂是靈存在於我們的心內;當你得到你的自覺時,正好反映了這情況。
 
寬恕及毀滅
祂的第一種能力就是:祂是寬恕的神。祂寬恕我們許多的罪惡……包括破壞性的活動,以及我們嘗試為各人製造難題的思想──而祂的寬恕只是到某一程度。但是祂卻擁有最大的能力去毀滅。祂的毀滅來臨得非常突然,因為祂支配所有的元素」,包括了母親大地。祂可以消滅一切祂想消滅的,假使祂發現有問題的話……。
 
地震是由祂而並非由我安排的。我在此並非為了毀滅。祂看著在這地球上發生在人類身上的事情。在古吉拉特邦(Gujarat)發生的地震,其破壞並未發生在霎哈嘉瑜伽士進行過崇拜及火祭的地方。在法國也有類似的破壞發生在教堂。這就是介乎於你們母親的保護及全能天主的激怒之間。祂可以是非常具毀滅性的。雖然祂非常慈悲、極之仁慈及平和,但你們須留心祂的能力。
 
所有祂的能力是用來保護我的工作……這些能力的運用非常廣泛,這是為了向世人顯示他們不可妨礙靈性的工作。這必須是真正的靈性工作,而非假導師的工作。只要你具有真正的靈性,上天的保護將與你常在,而濕婆神亦將充滿喜悅……而祂所給予你的亦會較你所能想到的更加美好。
 
祂是寬恕的源頭。假如你心存寬恕,祂便存在你們心內。相反的話,你會慢慢地患上非常難癒的疾病。
 
野心及支配
野心勃勃或使人受虐的人會得到心臟病;對於荒唐的事物過於容忍、過於溫順及受驚的人會得到心絞痛。最終他們會產生罪疚感,並會過著庸庸碌碌的生活……。
 
為著靈性而容忍是沒有問題,但不可因為你們畏懼而容忍……假使你們是霎哈嘉瑜伽修習者,你們實在不必害怕任何事物。因為充滿畏懼的心會變得衰弱。
 
在印度,有些男士壓迫他們的妻子。若你相信永恆的生命、靈性的生命,你便不應受到荒謬的暴行所控制……。你們真正需要解放印度的女性……由於她們不知道自己的價值,她們患上了可怕的疾病及精神病。至高神會懲罰這些不平衡的情況。
 
祂非常仁慈,祂會照顧受苦的人。同時,祂會嘗試懲罰使人受苦的人。祂的本性是幫助消滅野心勃勃的人。祂不談論靈量,不談論自覺,只是懲罰那些人……。
 
凡此種種,須以正確的洞察力來看待。當然祂會保護;在更多的情況下,祂會去毀滅……祂保護整個大自然。祂是那位帶來……靈性的喜悅的神。但假如你試圖變得野心勃勃,祂便會來毀滅。有時祂會交予更多的長長的繩索去施以絞刑……。
 
在西方,女性正支配著男性。她們並不謙卑。她們不去愛,常常與她們的丈夫辦離婚……她們不懂什麼是愛。在印度,男士不懂如何愛慕及尊重他們的妻子──他們的終生伴侶。結果便是巨大的天譴……恐怖的疾病……及困難……會在這些男士身上發生。假如你野心勃勃,你會受到至高神第三眼的監視。假若你對你的從屬或兒女有任何侵犯的行為,「這位震怒的神會看到,你將受到祂毀滅的詛咒。
 
知識的源頭
但祂賦予我們像喜瑪拉雅山的高度;祂令人類極之美麗,非常高尚;祂希望人們可以互相愛護。人與人之間必須存有純真的愛。祂賦予你優雅及甜美的態度去對待別人。假如你沒有這些品質,你便是走向錯誤的方向……祂賦予你高度及深度。假若你崇拜祂的話,你會發展出這種高度,你便如旁觀者觀看整個世界。祂就如一位Sakshi-swarupa,一位旁觀者觀看這個世界。祂就是……純粹的知識。也許你得到自覺,這很好;也許你感覺雙手有涼風,這也很好;但你有這種知識嗎?我必須告訴你什麼是自由的意義;那隻手代表什麼;什麼是能量…祂就是那種知識…最高程度的完全知識。
 
所以祂就是知識的源頭。不謙卑的人不可以獲得這種知識。傲慢自大的人和沒有技巧地、甜蜜地以及優美地與別人相處的人,並不會被祂祝福。他們在生命裏什麼也達不到。我們應當要達到些什麼?不是你的權勢,也不是你的財富;並非這些外在的東西──但你應當去獲得慈愛的心……假如濕婆神在你的心中,你將以非常美麗的態度愛每一個人。也沒有任何關於愛的荒謬觀念;只有純真的愛……為著所有人。有著祝福……所有你的嚴苛會離去。
 
爭鬥乃違反濕婆神
若你有少許的能力,你不應錯誤運用這些能力。看看濕婆神,祂具有那麼多的力量。若祂錯誤地運用祂的大能,這世上將再無一根草存活。你們知道嗎?你們是多麼的罪孽深重、多麼的自私。但祂仍然賦予你們機會……祂非常慈悲,也極之慷慨。
 
現在假設有些人住在沙漠,他們都是非常善良的人……祂會為這些人製造綠洲……假若他們追尋靈性,假若他們作崇拜,祂會作所有事去令他們快樂。但人類是那麼愚笨,還以神的名義持續地爭鬥。濕婆神降臨在以神的名去鬥爭的人中間,並以祂的三叉戟擊倒他們。你們不要以神的名鬥爭,你們需要去愛及體諒。以神的名爭鬥是荒謬的事情……這樣是非常非常危險的。所有以神的名鬥爭的人都會被毀滅。這是自我毀滅的行為……。
 
你們不用容忍荒謬的事情……但你們應當去愛人們,去散佈你們的愛。這種愛慢慢地能走遍……整個世界;然後我就看見我的夢想成真。假若有戰爭、有仇恨、有各種的侵略,這些都是違反濕婆神的,這樣作為的人將會被消滅……假若他們總以金錢掛帥,非常重視物質,他們只喜愛金錢的話,這樣的人將會全部被消滅──這是無可置疑的。
 
得到濕婆神的愛與祝福
人不單要謙卑,也要……極之慈愛……當你愛一個人的時候,你便想幫助那人。我曾令自己受過傷害。我曾嘗試去幫助某些人而他們卻欺騙我。那又怎樣?這就是他們的本性,而他們亦被消滅了。我可做什麼呢?我沒有要求他們欺騙我……。
 
我並不希望任何人會被消滅。我愛我的創造。若他們具破壞性的時候,我便沒有任何方法保護他們,因為另外有一巨大能量要消滅他們。可以見到,我是完全處於無助的境況中──有時候,我有這樣感覺而又不知道如何去表達。但霎哈嘉瑜伽士必須明白,當你們得到濕婆神的愛與祝福,你們會變得極之慈悲,極之慷慨,非常非常的可愛,如赤子般純真……。
 
你會驚訝你的純真如何受到保護。假若你是純真的話,你根本不必擔心。濕婆神第三眼的力量正看顧著你。無論你往那兒去,祂都跟你一起。這並不意味你變得愚笨……及不切實際。所有的事情會由濕婆神的力量接管。因著祂的指引、祂的愛、祂的慈祥,你可以看到你生命的每一步伐。但你首先要留心你的步伐──你是否野心勃勃?你是否使人煩惱呢?你有否對別人說些難聽的說話?或者你是否謙卑?你是否溫柔?假若你仁慈,祂會非常喜悅。
 
自然的律法
在自然界中,祂的法令主宰一切。自然界的一切是那樣井然有序。它們生活在互相了解之中。老虎被尊為百獸之王。自然界存在著這種紀律,這種對約法的理解。我對濕婆神如何管理動物界感到驚訝。
 
你從未聽過動物會示威或有大型的地下組織。你亦未聽過動物會偷竊。你試想想:我們來自動物界,但是我們卻連動物也不如。假若我們有著那些可笑的「戰鬥」念頭,我們又如何可以昇進?……動物之間雖然有時也會互相打架,但是牠們不會發動集體的攻擊……但只是很輕微的搧動,我們便會聯群結黨開始搏鬥。我們應像動物一般明白自然的律法。
 
正是至高神(Mahadeva)掌管著所有要被遵從的自然律法。祂為了我們作了美好的事物。因著四季轉易,祂創造美麗的花朵。祂創造一切賞心悅目、充滿喜樂、美麗的東西……祂讓我們看到自然所賦予我們的一切,並嘗試去讓我們像天真的小孩一般喜悅、快樂及享受一切。但當我們傲慢的時候,我們便對所有事情產生抗拒。
 
明白愛的優美
你如何去表達愛,如何去談論愛,這是重要的事情。先開始向你的妻子表達及談論你的愛,然後再向你的兒女及其他人。有時候我們是那麼愚笨──我們愛整個世界,但卻未能愛自己的妻子。
 
在西方,有時候人們愛妻子是因為懼怕離婚。愛裏應無怯懼。那只應是自由的愛,沒有任何怯懼或侵擾。去享受那純粹的愛,這就是人類正缺少的……。
 
當那一天來臨的時候,那時人類會明白愛的優美,然後花兒從天國降落在我們的身上。那將會是一個非常的日子──當至高神能夠閉上祂的第三眼,而祂的心內充滿平安──這就是我的夢想。
 
你們的將來就是要看看你可以如何平和地對別人說話;你可以如何甜蜜地去愛別人;你可以為別人付出多少。當你買禮物的時候,不論那份禮物的大小,它應顯示你的愛,而非你的錢財。
 
對霎哈嘉瑜伽士而言,重要的是學習你的生命就是愛;靈性就是愛;愛不會期望什麼。」有些人建立偉大功績,他們為此認為自己是偉大的──這樣只滿足了他們的權力慾,而非出於他們的愛。
 
所以當你做事的時候,你必須知道這只是滿足你的靈、你的愛;而非為了任何利益或任何形式的權位。假若你具有無依戀執著的愛──他們稱之為virakta,沒有任何人可以去測試你。你有這種無依戀執著的愛,你就會享受這種愛……。
 
人必須以愛的語言去說話。動物明瞭愛,我們向牠們學習去明瞭愛。錢財及權力並不重要。我們是不同的。我們是人類之中的瑰寶,我們必須閃亮,必須去除我們內在的糟粕,就像切割過的鑽石一般,看起來是那樣非常非常的不同凡響。
 
至高神的特質
我唯一的願望,假如我有任何願望的話,就是嘗試跟隨至高神的特質;祂是如何的偉大;祂是如何的無執著母掛礙……祂與骨頭此類的東西生活在一起。祂並不介懷祂身處何方和祂與什麼生活在一起,祂身無長物……我們必須像祂那樣無掛礙。同時,你們也要像祂非常慈愛,極之慈愛,像祂那樣心裏充滿對別人的愛,像祂那樣看顧別人。
  […]

新年崇拜 (India)

新年崇拜  印度Kalwe  2000年12月31日
 
 
現在,我們正踏入新的一年,我祝願你們每一位都有一個快樂和成功的新年,我亦祝願你們能在霎哈嘉瑜伽裡茁壯成長。現在,你們所有人都得到了霎哈嘉瑜伽,你們全部人都要成為優秀的霎哈嘉瑜伽士,我知道你們有靜坐,有內省,亦有進行各式各樣霎哈嘉瑜伽的「儀式」。在新的一年,我想你們將有更多機會做得更加好,因為過去這麼多年的嚴峻考驗經已經完結。現在,我們正踏入新的一年。我正要告訴你們完滿期(Satya Yoga)怎樣建立起來。起初,你未必感受到鬥爭期(Kali Yoga)的那種氣氛已經被完全清除。當然,你們會漸漸地發現黑暗正被完全消除,所有危害你的靈性生活、民族生活、以及家庭生活的事物,所有那些人都會被擊退,他們永遠不能夠成功。
現在,霎哈嘉瑜伽士需要想,他們究竟可以將霎哈嘉瑜伽傳得多遠。有多少人可以獲得霎哈嘉瑜伽?這一年,有很多人正在等待著你,可能在今年,如果你決定實現它,我肯定你們必能帶領很多人,把他們從鬥爭期的苦難中拯救出來。這將會是你們在這新年的第一天所作的承諾,而現在我們正從一個嶄新的方向,一個更廣大、更具影響力的方向去開展霎哈嘉瑜伽。這需要你們去做的第一件事是Sanga Shakti——那是你們的集體力量。這集體力量必須建立得很好,它必須有完全的諒解,以及絕對的愛。這對霎哈嘉瑜伽來說亦不困難,因為實際上你們所有的妒忌,所有打擊別人的念頭,都已被你的靈量徹底清除。祂已將你完全改變了,你變成全新的人,你完全轉化了。除此之外,你現在也了解自己的「真我」。你知道你自己。所有明白自己的人不會跟其他人爭鬥。因為這個「真我」是同一個人,同一個神,同一個上帝的反映:那麼他怎能爭鬥?當祂存在於你們心內,你們怎能互相爭鬥?否則,你們便是在對抗自己。這樣做是相當相當的愚蠢。因此,若你們心裏想著那些爭鬥及可笑的事,這當然會消失──這是毫無疑問的。你會變得精力充沛,你會驚訝自己有如此的活力。你們只須要昇進,彰顯你們的真我──你們會變得非常非常集體,並日漸進步,你們也可以令很多人成為霎哈嘉瑜伽士。
你們已經得到自覺,已經得到有關自覺的知識,以及所有對你們健康及昇進有用的知識。現在正是你們的責任用有創意的方法回饋上天。你要非常有創意。你會發現這世界有很多人受問題纏身,而你已經脫離那層次。但是,你能夠幫助他們。你不需要任何幫助,因為你自己本身已經充滿力量,就是那存在於你之內的上天浩愛力量。必須運用這力量,並非要把它荒廢,它必須被運用出來。否則,你們這麼有力量有什麼用?譬如我們有電力,但沒有用來照明,那電力有什麼用?同樣,你擁有的力量是為了解放整體的人類。你要提升人的靈量,你必定做得到。一個人可以給一千個人自覺。現在,我希望你們可以肩負這個重任。這將會是對你,對霎哈嘉瑜伽,對全世界的祝福。因為我展望你們可以改變整個世界。我不知道在我有生之年能否完成它。但是如果你們每一個都牽著我手,盡最大的努力,必定能實現。
首先我聽說很多人沒有作靜坐,沒有參與集體靜坐。他們不會團結起來。真奇怪,我努力了這麼多年,我已努力了三十年。有些人還是把霎哈嘉瑜伽的得著視為理所當然。你不明白自己的責任。你需要參與集體靜坐。每當有集體靜坐,你一定要參與。你也可以在你所處的區域發起集體靜坐。那必能成就。有很多在霎哈嘉瑜伽的人有靜坐,我知道他們是誰。我知道那些人有靜坐,那些沒有,並不難分辨出來。
種種問題總是困擾著你們,例如我媽媽怎樣。我爸爸怎樣……我舅父……那些事情。你們完全不需要為那些事煩擾。雖然你已是得到自覺的靈,你已經與上天連接,你的願望都會實現,但事實上並沒有。為什麼?因為你仍未知你要轉化成怎樣。你先要給別人自覺,看看自己會是怎樣的喜樂。那份極大的喜樂,不能夠在其他地方找到。無論你買什麼,無論你擁有什麼,你都不能夠獲得這給予別人自覺的喜樂。你會變得很愉快,並非因為你期望什麼,或你想得到什麼,或這些那些──而是那純粹的喜樂──那創造偉大的霎哈嘉瑜伽士的純粹喜樂。這正是為何你在這裏,這是上天想要你去做的。只是從上天的大能獲得利益,「醫治我的父親,醫治我的母親……,醫治我的妹妹……」又或者是說:「我沒有房地產……」有些人會說:「我的丈夫對我不好」或「太太說什麼……所以丈夫又怎樣」這樣沒完沒了。忘記這些吧!你是在所有事務之上,所有這些東西之上。你已經非常有能量,相信我。如果你還未使用你的能量,那你怎會知道自己擁有何等能力。就是這麼簡單。那些有運用這能量的練習者告訴我他們遇到什麼奇蹟,什麼事發生在他們身上,他們怎樣被保護,他們祈求什麼──便這麼獲得了。
在霎哈嘉瑜伽裏,你們不可以虛情假意。如果你是虛偽的人,霎哈嘉瑜伽知道,上天也知道。為了你和你的昇進,你要在霎哈嘉瑜伽之內。那不是為了任何人而做的,而是為了你自己。我常驚訝有能量的人那麼容易得到痊癒。但他們必須靜坐,必須參與集體靜坐。大部分人不參與集體靜坐,我感到很奇怪。我知道,例如在德里,那裡沒有足夠地方,所以他們要分兩天來,星期六或星期日。他們有些要在外面等,但這不要緊。因參與集體靜坐,你會驚訝上天正在此流動。那裏流動著上天的能量,我正在那裡,你們要去並不是只為了進行儀式。
問題是你們不知道自己對霎哈嘉瑜伽有責任,你們有責任給予別人自覺及參與所有靜坐的活動。透過集體靜坐,你們變得很好。如果你定期參與集體,你所有問題都會解決──我向你保證!但問題是你們不參與集體。你們寫信給我,說想見我。那沒有用的。你可以來煩著我,或幹這些事,但這沒有幫助。你要幫助自己,才是真正有幫助。未來對你將會是很重要的一年。
在西方,我驚奇現在事情為何發展得這麼快。在俄羅斯,人們都那麼有深度。當他們一開始得到自覺,他們已明白自覺的價值。他們很謙卑,很深入。他們不需要什麼;他們從不渴求什麼。雖然他們經歷過共產主義帶來的可怕問題,以及現在出現的後遺症。雖然如此,我會說這五個國家是「真正」神性的國家,因為他們懂得如何接受那些事情。在現代社會來說,他們很窮困,但他們的心靈卻非常非常富裕。從他們對霎哈嘉瑜伽的認識來看,他們都是非常非常之富裕。他們的科學家也很有質素。有一位科學家來到印度,發現了一種方法能看見所有輪穴、靈量,及其阻塞等等,他可以展示給你們看。
我們的科學家卻忙著去對抗我。少量的知識是很危險的。他們不想看見我做了什麼或我怎樣做,他們只是想批評我,他們都是所謂的學者。尤其在馬哈拉施特拉邦,那些學者──我想他們的頭腦有些問題。他們不能夠明白霎哈嘉瑜伽,那是完全超越他們,我不知道他們發生什麼事,只知他們不能明白霎哈嘉瑜伽。而所有馬哈拉施特拉人都忙於他們的儀式。他們早上四時起床,洗澡,然後開始拜祭,做這樣,做那樣。現在有一人生病了,他的妻子寫信給我說:「我們沒有上過廟宇,沒有做過任何儀式,我的丈夫也生病。」想想,他們以為不做那些,他們便是霎哈嘉瑜伽士。如果你是真正的霎哈嘉瑜伽士,那便沒有什麼可以傷害你。但你們只繼續有這錯誤觀念,你們有否去廟宇,有否去過不應去的地方或做任何儀式,那對任何人從沒有幫助。
所以首先你要倒空自己。如果你的腦袋裝滿所有這些觀念,這些陳年的觀念,你繼續帶著這些觀念,又怎能裝得下上天的能量?當瓶裝滿了水或其他,你再能裝什麼進去?你要把瓶子完全倒空。倒空你自己,倒空你自己的腦袋。透過霎哈嘉瑜伽,如果能將靈量提升至寬恕輪之上,你便能做得到。不要作反應。反應是最差的東西,因為反應是從你的寬恕輪出來 ── 正如我那天跟你說一樣──那是因為你的積習,或因為你的自我而起。因此,有些人因他們的積習而作反應,有些人因他的自我而作反應。因此,一個人不應對任何事有反應。你為何不去享受且不作出反應?只是靜觀。看看他們怎樣種下如此美麗的花朵,只去享受它。有些人會去找錯處,有人會說不應放在這裡,怎樣去放,有什麼需要作出所有這些無謂的事情?創造大能的喜悅就在那裡。你應該能夠看見祂,感受祂及享受祂。那你便是霎哈嘉瑜伽士。否則,你便不是。如果你是作反應那類人,你便不能成為霎哈嘉瑜伽士。
這是有分階段的──霎哈嘉瑜伽──我想那裡有很多不同的霎哈嘉瑜伽士。有些是少了點,有些是多了點,有些是這樣……但霎哈嘉瑜伽士的層次是以他如何保持喜樂和愉快來衡量的。繼續去批評人,去生別人氣,繼續所有這些事情,這不是霎哈嘉瑜伽的象徵。在我們神性的大學裏,我們不發證書。如果你有了自覺,你便是霎哈嘉瑜伽士。若你的靈量穿過這裡──那你便是霎哈嘉瑜伽士。
那並不代表你是「真正」的霎哈嘉瑜伽士。真正的霎哈嘉瑜伽士取決於你是否喜樂地,渴望地給予別人自覺,與別人分享你的自覺,並不只想自己擁有自覺。如果你還未有這種心態,你還不是完全的霎哈嘉瑜伽士。你要去找出你給了多少人自覺。這是非常重要的。因為在來年,我之前說過,是很重要,很重要的一年。來年,我希望看見你們會到處去給予自覺。
我看見所有這些假導師一個接一個被揭露出來。你見到他們怎樣態度,你在任何地方遇見他們。有一次,我在飛機上,一個女士坐在我隔離坐位,她很熱很熱,所以我問她「你跟隨什麼導師?」她告訴我那導師的名字。她說:「他真的很好,這個導師是最好的……」這樣那樣。這熱力是從她的身上發出來!我沒有說什麼,但我很驚訝為何這女士這麼自誇地說他那樣糟透的導師,而不知道我,我對她來說只是一個陌生人。但霎哈嘉瑜伽士不談這些。你要去告訴你的鄰居,你要去告訴你的朋友……。
在印度我們與人見面時有很多的習俗:例如在印度,我們會在馬哈拉施特拉邦,做Halide Kunkum。他們從不會跟那些來做Haldi Kunkum的女士談有關霎哈嘉瑜伽。他們甚至沒有我的照片。假如他們想去做,他們可以做到。但他們……我不知道他們害怕什麼。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你有任何聚餐,有任何集體聚會,任何這些。他們從不談有關霎哈嘉瑜伽。這真的很奇怪,他們不談論霎哈嘉瑜伽,他們不想去談「我們是這樣得到霎哈嘉瑜伽……」那麼,霎哈嘉瑜伽怎樣可以被傳揚開去?
你們要明白你們要深入霎哈嘉瑜伽,你們需要何等的責任。當然,你們全都被保護,你們全都被祝福,每一個都得到他所想的。他們大部分人都是。但是,他們有多少人會報答這些恩典?有多少人在努力給別人自覺?這對你是一個恩典。但你的注意力是亂作一團的。如果你的注意力不清晰,不潔淨──那麼你會被各種各樣的事纏繞,就好像八爪魚的爪一樣。你變得好像八爪魚一樣,你不停地依附這些,依附那些,又依附著其他的事……你要成為一隻自由的鳥。所有這些依附將不會動搖你。你只要去依附霎哈嘉瑜伽,並且要意識到你已知道真我。你只要明白自己的價值,自己的程度,我告訴你──你可以改變全世界!
我們這國家有這麼好的文化遺產,有這麼好的文化。我看見美國及其它國家的問題,我們沒有這些問題;至少並沒有那麼廣泛。但我們唯一要做的是「知道你自己是霎哈嘉瑜伽士」。就好像樹木一樣──當它在生長時,它知道自己是一棵樹木。它知道自己要生根,它不是一開始便是這樣。它不是由樹幹開始長大。它要做些事情。在這個世界上,任何東西都要做事,那麼霎哈嘉瑜伽士要做什麼?你能夠得到自覺實在是一件很難得的事。我們為何還在周圍浪費我們的注意力?我們為何忽略靜坐?為什麼?我們要昇進。我們已經是不同的人,我們是世界上截然不同的種族。我們是得到自覺的靈。在基督降世的時代,實際上只有很少人得到自覺。我感到驚訝,就算是在古代中國,或其他地方,在一個時代裏就只出現一個導師──一個宗師。為何你們這裏有這麼多導師,但你們還是不想去運用你們導師的力量?為何女士們也不運用祂?我知道在霎哈嘉瑜伽,女士比男士懶洋洋。你們看,我自己也是女性,但我以一己之力也做了這麼多工作,為何我們不去努力?因為這轉化全世界人的工作極偉大。
這對你來說是很容易的──如果我能做到,為何你不能夠?但要將你們全部的注意力放在此:去為改善全人類,而不是只為自己,去傳揚霎哈嘉瑜伽。我們很需要,很需要這樣做,你們的憐憫心,你們的愛,全部都會被浪費,假若你只想著你自己,你的家人──有什麼作用?就算在得到自覺之前,人們也是這樣。那麼,你們完全依附家庭,依附著其他東西,究竟有什麼作用?你要依附全世界!你現已屬於全世界,你再不是獨立的個體,永遠都不是!
現在,正如我所說,水滴已經變成海洋。把自己與海洋連繫起來。海洋是最低的,如你能看見,海洋低至由零點開始。海洋那麼謙卑。它處於最低點,但所有的河流都流向它。海洋負責向天空供應雲層。雲層然後又變成雨水,落到同一個海洋裡。它們回來了同一個海洋。所以,只有謙卑的人才會帶來更多霎哈嘉瑜伽練習者。那些親切的人會帶來更多霎哈嘉瑜伽練習者。
所以,你們必須改變自己的性情。如果你炫耀,沒有人會對你留下印象。如果你以為自己很了不起,沒有人會望你一眼。要做謙卑、親切大方及充滿喜悅的人。現在試想想霎哈嘉瑜伽練習者來到集體,不斷地告訴別人:「看,我媽媽死了,我爸爸死了……但我是霎哈嘉瑜伽練習者」。那其他人便會說:「那你為何還在霎哈嘉瑜伽?你為何不回家坐著哭?」如果他是真正的霎哈嘉瑜伽士,他根本不會生病,不會有煩惱。這是事實,嘗試去了解。你要帶領應該得到的人,他們的靈便會升起來。
你不必得到非霎哈嘉瑜伽士的人的認同。他們可能是你的親人,可能是任何東西。那沒有用,因為你們在一個層次,他們在另一個層次。只有去提昇他們的層次,或不去理會他們。因為他們會把你拉下去。他們看不見你處的層次,他們沒有眼睛去看,他們沒有耳朵去聽,他們什麼感覺也沒有。如果他們看見你怎樣改變,看見你生命的改變,他們必定會全情投入霎哈嘉瑜伽。但如果他們沒有,那便不是你的工作。你絕不需要被他們煩擾。如果他們來霎哈嘉瑜伽,那便很好,否則他們不是你的親人。他們完全跟你無關。你怎能將霎哈嘉瑜伽和他們扯上關係?你怎能跟他們解釋任何事?漸漸地根本沒有可能跟他們說什麼。
我要告訴你的就是我們的家,霎哈嘉瑜伽,是很廣大的。已經傳到八十六個國家,並發展得越來越好。而我們要看見──你們是屬於這海洋,屬於霎哈嘉瑜伽的大家庭,但你們要擴大這個家庭。你要去英倫,要去改變其他人。這是你的責任。你得到霎哈嘉瑜伽是有其他作用的,你要創造更多更好的霎哈嘉瑜伽練習者。你要靜坐,不是只靜坐,還要去盡量參與所有集體活動。
我很高興你們來了這裡,並留下來。下過一陣雨,你們仍留在這裡,享受著神性的涼風。我再一次從我心底裡祝福你們,我希望你們得到純粹的欲望,那是一個純粹的欲望,不單只是成為霎哈嘉瑜伽士,而是要創造更多霎哈嘉瑜伽士。那其實是你們內在那純粹的願望。你自己還未能確切明白,除非你能達成這願望,否則你永不能成為好的霎哈嘉瑜伽士。你要在任何層次,任何地方,向任何人宣揚霎哈嘉瑜伽,你一定可以做到。那必定能傳揚得很好,因而很多人會得救。這樣,有很多在愚蠢的幻相裏迷失的人會走回正途。那完全取決於你對他們有多好。我一個人可以帶領這麼多人來霎哈嘉瑜伽,為何你不去嘗試,去帶領更多的人成為霎哈嘉瑜伽士?這世界需要霎哈嘉瑜伽。整個問題是──每當我看報紙時,我會想:「神啊,如果這些人都是霎哈嘉瑜伽士,那便不會發生問題。」但我看見人們還是漫無目的地走動,轉來轉去,我不知道,他們好像沒有腦袋,抑或他們完全不知道「世界會怎樣?」「誰會拯救這個世界?」
我不是來告訴你,你要如何過你的私人生活。但是你要懂得去保持自己潔淨及美麗,你要懂得怎樣對待自己。有些人非常表面,所以他們完全不明白。霎哈嘉瑜伽就是不能進入他們的腦袋──非常,非常表面。因此忘記他們。我不相信他們可以得救。因此忘記他們。他們不能夠去享受,他們只是常常擔心那些愚蠢的事情。因此,對這些人,你們不需要……但還有很多人,至少百分之八十的人,他們都在求道。而你,就是要幫助他們的。
這是你母親的願望,你現在要投入霎哈嘉瑜伽,並不斷告訴所有來到的人。我不是要些低劣的贊同,我真的希望處處都是霎哈嘉瑜伽士。
願神祝福你們。 […]

聖誔崇拜 (India)

Christmas Puja, Ganapatipule (India), 25 December 2000
[Shri Mataji speaks first in Hindi for about sixteen minutes]
[Scanned from Divine Cool Breeze – Translation from Hindi to English]
The reason for celeberaling this auspicious day is the birth of the Christ. Very little is known about Jesus Christ because in young age he left his house and after returning he lived only up to the age of thirty year But dunng this short period he did tremendous work After his death, […]

Gudi Padwa/Navaratri Puja Talk (India)

Gudi Padawa Puja  印度Noida Bhawan 2000年4月5日
 
 
在印度,女神節(Nava Ratri)有兩次。第一次就像今天,在Chaitra 這個月。在這天,敬拜女神的Shail Putri形相,意思是喜瑪拉雅山的女兒。女神有很多名號,她首先在寒冷的喜瑪拉雅山降生為Shail Putri。她在那裏降生,亦最先在那裏開展她想做的事情。你們也知道有關她的其他故事。Daksha 並沒有邀請濕婆神(Lord Shiva)出席他的火祭(Havana),Shail Putri 就成為濕婆神的安慰者。她被稱為薩蒂(Sati),因為她跳進火祭的神聖火裏,奉獻自己。就在這個時候,濕婆神來到,把她燒焦了的身體從火中拿起。Shail Purtri已燒焦的身體化成碎片,散落在很多地方。所有這些地方都被認為是 Shail Purtri的地方,是崇拜的地方,就像Vindhyachala 這地方和很多其他的地方。她的力量轉移到那裏,她犧牲她的所有。她的第七個力量被認為是毀滅的力量。女神在右脈顯現成為Savitri和伽耶德利(Gayatri),毀滅的力量則在中央顯現。以杜伽(Durga)及她其他的形相在心輪顯現,她就在那裏。若任何人想傷害你,迷惑你或騷擾你,這力量會保護你,摧毀你的敵人。當靈量上升,到達心輪,它顯現得更有力量,更有效力,因為靈量就是札格丹巴(Jagadamba)。在霎哈嘉瑜伽,當靈量上升,它便在心輪處安頓下來,保護你,好好地照顧你。若你心中常常有母親,便沒人能傷害你。母親的力量常常保護她的孩子。當遇上任何危險,以醫學的名詞來說,胸骨就會開始振動,在附近的抗體便會有所警覺。以霎哈嘉瑜伽的語言,那些抗體就是伽藍仙眾(Ganas)。祂們準備好作出反抗。她就是伽藍仙眾的女皇,祂們遵從她的命令,因為格涅沙和女神並沒有分別,很容易識別兩者,格涅沙是她的兒子,而她是祂的母親。在霎哈嘉瑜伽,她保護已經喚醒了格涅沙的人,在各方面她都保護他們,就像保護她的孩子一樣。她支持他們,因為她是他們的母親。你們就是格涅沙。你內裏的格涅沙必須完全被喚醒,你必須很純真。若這輪穴有阻塞,那阻塞應該要清除。
她履行了很多責任。首先,她降世為Shail Putri。在此之前,當太初之母來到這個世界,她化身為一隻牛。宇宙生命能量(parama chaitanya)的地方 — 就這樣創造了Gokul。在早期,太初之母仍然以牛的形相在那裏。無論她創造了什麽,也在我們身上反映,正如濕婆神是至高濕婆神(Sada Shiva)的反映。女神以Shail Putri顯現。在生命能量的王國,太初之母以牛的形相顯現,這就是我們為何不殺牛,她就是母親。在印度的牛與外國的牛有很大分別。我記起我的外孫女常常說:「婆婆,為什麽這裏的水牛在西方是白色的?」在Treta和Dwaper Yuga 並非太初之母降世的時期。她是在鬥爭期(Kaliyuga)與所有女神和所有力量一起降臨。若不是這樣,這喚醒靈量的工作,在這極端的鬥爭期是沒有可能成就。女神以摩訶摩耶(Maha Maya)的幻相顯現。若不是這樣,負面的力量會把她認出,跟隨她一生。在此之前,她未曾以摩訶摩耶的形相顯現,她常常以她原本很有力量的形相顯現。那時候,沒有人想過殺死女神。無論如何,那是在不同的時間。女神在喜瑪拉雅山出生,嫁給最有力量的神衹 — 濕婆神。所以很多時,人們對於女神拉特利(Navratris)感到很混淆。
對於女神,他們說她是摩訶迦利(Mahakali),摩訶莎娃斯娃蒂(Maha Saraswati)和所有女神。她們都是太初之母的一部分,在適當的時候顯現。當女神 Shakambhari在Meerut在這地方顯現時,她令農產品的收成增加。當我在Meerut的時候,我也常常種植蔬菜。人們不能相信可以種植出這樣大的brinzals,番茄和青瓜,這就是女神Shakambhari的力量。女神有不同的形相,不同的名號,人們有時也會感到很混亂。她是因應某個地方的需要而顯現。杜迦(Durga)、Chamunda 及很多其他的女神也是她不同的形相。神祇以不同的形相顯現,成就某一種的工作。同樣,女神顯現為各神祇的力量(Shakti)。沒有這力量,那些神祇,無論以羅摩、克里希納、耶穌基督或其他神祇的形相顯現,都不能成就事情。祂們每一位都有一位女神作為祂們的力量,這就是為什麽母親在我們的國家那麽受尊重。印度人是女神力量的敬拜者,雖然他們有不同的差異和不同的問題,他們都是女神力量的敬拜者。
追隨毗濕奴(Vishnu)或濕婆神的人都是女神力量的敬拜者。因為那力量是母親,母親屬於所有。尊敬母親在我們的國家是很重要的習俗。所以,我們要常常尊敬母親。我們國家的婦女沒有過於被寵壞,她們知道要有怎樣的特質才可以獲得像母親一樣的尊重,也知道如何可以培養出好的孩子。不尊重母親的婦女,不會有小孩。就像德國,美國和其他歐洲國家。在那裏的婦女沒有母性的愛。當然,她們現在開始明白這些質素。孩子為什麽要在沒有母愛的地方出生?
在印度,男人應該愛護及尊重婦女。或許不久之後,印度會被認為是靈性上最終指引的地方。在印度的婦女,特別在北面,她們都很痛苦。婦女在哪裏得不到尊重,她們常常被毆打,嫁妝的制度也在折磨她們。男人常常看不起婦女,自以為自己比較優越,但實際上卻不是。婦女被侮辱的國家,與母親不獲尊重的國家都是一樣。婦女不能像這樣。同樣,男人也不應追逐女人。男人和女人毫無疑問是平等的,但他們並不相似。我在印度北面看到,婦女完全不獲尊重,她們被折磨,她們在各方面都被煩擾。我們嘗試改變印度婦女的境況,為此很多工作需要做。若這個國家的人發展他們的創意,我們印度的國土(Bharat Bhumi)將會昌盛,變成Shasya Shyamalam。若是這樣,不再需要有新的法律。在我們內裏,要明白婦女就是力量。我並不是指被寵壞的婦女,否則她們自以為像女神一樣,這是每個人均有責任在各方面尊重她們,保護她們,幫助她們。但一般而言,男士正控制女士。若男士有優越的頭腦,女士有充滿愛的心,若她言行像女神,就應該體諒及尊重她。被寵壞的女士不可能獲得尊重,所以女士應有神性的質素,被寵壞的婦女可以被指責。但有些時候,宰制別人的婦女得到尊崇,而好的婦女卻被折磨。霎哈嘉瑜伽士需要變成偉大的安慰者,他們之間需要有愛心和諒解,只有這樣霎哈嘉瑜伽才可以成長。
很多經典都有形容女神的不同形相,這絶對沒有錯。但要深入明白女神,必須在霎哈嘉瑜伽中成長得很有深度。在能量層面,你可以擁有辨別是非的力量,你會見到,女神的不同形相有不同的能量,這是非常精微的特質。你越深入霎哈嘉瑜伽,便會越明白。若你通過靜坐建立自己,發展你的力量,你便會立即明白。以你的能量,你會明白每一個人。因為我們的能量系統變得敏銳,所以我們能夠立即明白。要到達這種狀態,靜坐非常重要,並無其他途徑。做崇拜和唱拜讚歌並沒有太大的幫助。我們應該入靜及內省。我為什麽這樣做?有什麽目的?我們要成為自己而非別人,因為這樣沒有用的。你必須糾正自己。若你想糾正別人,就先要省察自己。我正在做什麽?我為什麽有這樣的想法?為什麽這樣的思維會進入我的腦海?你必須以愛心省察自己,以愛心看待別人。我們對別人要充滿愛心。你們要知道我愛及原諒別人。
有兩種事情,一是靜坐,一是內省,這是人類成長的兩種方法。在靜坐中,宇宙無所不在的生命能量(chaitanya)令你成長。藉著內省,你清除所有負面的能量。就像一條正在流動的河,很多石頭阻礙水的流動,若把石頭清除,水流便會順暢。同樣,當輪穴清潔,靈量會以高速流通,你會享受這改變。我知道你們恆常靜坐,但你們也須內省。不需要批評,你需要像旁觀者一樣觀看自己。我有沒有愛別人?我是否純潔?我有沒有控制自己的自我?若你看到這些,所有的負面能量便會離你而去。就像當主人醒來,賊人便會跑掉。當你開始內省,負面的能量便會跑掉。這清洗,這純潔是基本的。靈量正在工作,她會幫助你。若你保持你的注意力,所有負面能量都會離開。
有些人是權力取向的,甚至在得到權勢後,仍然不會停止追求權力。這種追逐沒完沒了。當你察覺這些追逐是非常愚蠢時,你便沒有問題了。但人們卻不停追逐,追逐。他們沒有時間享受所擁有的一切。當霎哈嘉瑜伽來臨,所有神聖的力量都會受你的差遣。祂們會照顧你,指引你和祝福你。若你仍然繼續說,我要做這工作,我要這樣做等等,你仍未到達霎哈嘉的狀態。當霎哈嘉狀態來臨,你會被滋養得像一個小孩。所有這些力量每時每刻都幫助他,上天的力量供給他所有的需要,這就是為什麽我們敬拜女神力量(Shakti)比敬拜別的降世神祇多。
這上天的力量令我們能確認降世的神祇。這力量是你的導師,你的母親和你的指引。我們並不需要跟從其他力量。當你接受這上天的力量,它令你明白所有降世神祇。若你沒有接受我,你不能到達任何地方。耶穌基督說,祂會派遣保惠師給你們。祂說,聖靈會來臨。若耶穌能自己成就這工作,為什麽祂要這樣說?穆罕默德也曾說過同樣的話。因為他說帶領人們到達絶對真理的時候還未到來。但他說這樣的狀態將會來臨,一位很有力量的降世神祇將會來到世界,你只要保持注意力的純潔,緊記那全能者。他並沒有提及集體意識,但集體意識卻祝福著你,你須在它之內成長。你必須靜坐、內省和到達第三面向。意思是你能夠看到別人的美麗和長處,不會注意別人的短處,你的注意力只放在他們的美德上,你接受他們。你無法想像你是如何享受內省的狀態,你會享受你內裏的漂亮和別人的漂亮。
當你開始找尋別人正面的事情時,你會驚奇地發現,每一個人都有某些優點,他們卻都不能從自己的優點感受喜樂。沒有鼻子,又怎能嗅到花香?你需要有一顆可以明白愛和善良的心。你應該以這樣的態度,你有能力去享受別人的芬芳,無論別人享不享受,你要學習去欣賞別人的長處。這是女神的工作,女神是喜樂的施予者。當你開始享受,你會明白你現在已經變成霎哈嘉瑜伽士。在霎哈嘉的狀態,注意力不會走向負面。走向負面有什麽用呢?你並不需要走到負面的人那處殺死他們,這是女神的工作,你不需要這樣做。去找尋隠藏在各種事物的喜樂及享受這喜樂,這是你遺傳下來的。
今天是Phail Putri 的日子。她是最高的山脈喜瑪拉雅山的女兒。在那裏,我們可以看到全世界,所以就讓她的注意力落在所有人類的身上。Phail Putri以像小孩一樣的好奇心觀看人類,Shailja是她的另一個名號。根據我們的經典,第一位降世女神是Shail Putri,全印度都在慶祝。在Bihar,他們在第六天慶祝。
偏向右脈的人不要唸誦伽耶德利( Gayatri)口訣。他們應該唸誦左脈的口訣。偏向左脈的人應唸誦右脈的口訣,這會令他們平衡。這是享受的時候,非常重要。我也是在這個時候出生。女神拉希特利節(Navratri)是在三月二十一日之後開始,所以這是一個巨大的組合。印度人唱詠很多 Chaitra(三、四月) 的歌曲。印度的歌手和詩人可以在Chaitra中發現喜樂,把他們的感覺寫入詩歌中。鄉村的人在Chaitra這個月慶祝。若你聆聴他們的歌曲,你會感到奇怪,他們為何如似充滿喜樂、熱誠和愛。鄉村婦女的歌曲充滿喜樂,因為她們有純潔的心,所以她們可以到達這喜樂,她們有能耐接受它。我們現在變得有點偏向右面?我們需要到達霎哈嘉的狀態。你可以從這些 Chaitra的歌曲中得到比他們多的喜樂,因為你們在霎哈嘉的狀態。以極大的喜樂,你聆聽這些歌曲。超日王(Vikramaditya笈多王朝第三位君主)在第三天慶祝女神拉希特利節(Navratri),並稱這日子為 Akshaya Tritya (永恆的第三天)。他製訂的日曆由Akshaya Tritya 這天開始。Shalivahana 國王從這天開始就採用Samvatsara(每一年/持續)。所以這天對他們兩位來說,也是新年。Shalivahana 攻擊超日王的王國,並擊敗它。Shalivahana 非常誠實,為慶祝勝利,他們開展這Shak-Samvat。新年的第一天是 Akshaya Tritya,穆斯林的Hizri也在這一天,波斯人稱這一天為Navroze,他們全都是受同一力量所啟發,他們都認為這一天是大日子。有一說法是這一天開展的新企業會很成功,所以人們都在這一天開業或開展吉祥的事情,因為這天是非常吉祥的。
你們今天來到這裏,令我感到極之愉快。我們已經知道這天的重要。今天我們要下定決心,每天靜坐和內省。為自己內省而非為別人,這樣會令我們的人生非常美好。在表達自己時,或在我們的言行上,都需要很甜美,那樣我們才不會傷害別人。若我們需要把注意力放在某些事物上,也要出於愛心。你要想怎樣與別人說話,對我來說這是家常便飯。某某人要來了,我知道怎樣與他說話和令他明白我。當你們看到這愛在四周,愛充滿我們的心。與別人交換這愛,甜美地與他們說話。霎哈嘉瑜伽士不應生任何人氣,以愛心對待人,你內裏應該很純潔,要看到這內心的純潔。沒有憤怒和憎恨,只有這樣人們才會欣賞你。你們現在全都得到自覺,我告訴你,你怎樣才變得有吸引力。我希望你可以遵從這些意見,以愛心而不是仇恨看清內裡。你可以有能力看到你的力量,你會變成純真(Satvik)的人。霎哈嘉瑜伽將傳遍四周,整個世界得到轉化,每一個人都成為霎哈嘉瑜伽士是我的願景。
 
願神祝福你們。 […]

壽辰崇拜 New Delhi (India)

壽辰崇拜   印度新德里  2000年3月21日
 
 
我心中充滿喜樂,我很感謝令這地方變得很漂亮的霎哈嘉瑜伽練習者,我不能想像他們為此要多辛勞地工作,令這地方變得這樣漂亮,這樣寧靜。在霎哈嘉瑜伽中,人們在互相尊重,相親相愛的情況下一起工作,成就了一些不可思議的事情。這裏曾是一遍荒野,你們卻把生命力及光帶來。你們為我慶祝生日,我不知道我的生日有何重要。但你們卻真正顯示了對我的諒解及尊重,我唯一可以做的只有珍惜。我不明白我為你們做了些什麽,令你們為霎哈嘉瑜伽付出那麽多。今天是很吉祥的日子,我們稱為色彩節(HOLI)。這天我們在享受色彩節,這顯示我們之間的愛及合一。
現在是時候要真正明白愛的價值,明白我們要尊重別人。一直以來,我們所有的理論及觀念都建基在人類不用相親相愛的原則上,人類只會想到控制別人,互相憎恨,互相搶奪。一直以來都有這種錯誤的想法,那就是為什麽所有人們建立的組識,都阻礙及污染一些正確的價值。
只有一個途徑令我們真正認識我們是誰,就是認識我們自己。當你認識自己後,你會很驚訝,你最出色的地方就是懂得去愛及被愛。當你完全克服你的自我,你便能絶對享受群體的愛。
在霎哈嘉瑜伽中,這是很簡單的,它在很簡單的情況下成就了,這很自然。要長成懂得愛是非常重要的。我很高興你們從世界各地來到這裏,有來自德里,有來自印度各處,來享受你們之間的愛及互相的了解。
我並沒有期望在我有生之年能見到一個充滿愛、信任、和平的美麗世界。但今天,我真的要說,我們有能力做到。作為所謂「人類」,一般都是非常自私、自我中心及只關心自己。但很驚訝,你們通過得到自覺,明白自己,認識自己,你自己明白內裏是何等富足,何等偉大,何等有能力,這種理解已經來臨並在如此美好的情況下顯現出來。
霎哈嘉瑜伽的集體需要時間慢慢成長,慢慢成長,你們也曾慢慢成長。但今天,我要說是它已達到一定的高度,令人們很難離開。
當你認識自己,當你知道什麽是實相,什麽是絶對的真理,你只會完全溶化在這真理中。當然,你們不是一般人所認為的博學,你們是真正「博學」的有知識,因為你們明白你們內裏擁有的是愛的巨大力量,是理解力的巨大力量,是一體的巨大力量,是整體的巨大力量。這整體力量成就奇蹟,給予我們整體的喜樂。我們再沒有敵人,沒有問題,我們都成為整體。
這整體在你身上展現的喜樂,就像波浪拍打海岸。到達岸邊後,再回到大海,創造出美麗的圖案。我發覺那漂亮的圖案已在你的生命、你的生活方式、你的言行舉止中顯現出來。一種很獨特的人種就坐在我面前。我真的非常感謝你們,接受這內在的知識,並與別人分享。你們明白自己,這是非常出眾的,只有人類才可以做到。
那裏有顆價值不菲的鑽石,但它不知道自己的價值。那裏有一些狗,或一些動物,牠們可能是這樣那樣的,但牠們不知道鑽石是什麽。除非得到自覺,人類也同樣不懂得自己的價值。得到自覺後,他們忽然知道自己是誰,忽然變得很謙虛,很有愛心。
例如有人知道自己是國王,或發覺自己是偉大的音樂家,或是首相,或其他的。他感到自己高高在上,他心中只有自己。但當你擁有真我的知識,你便與其他霎哈嘉瑜伽士合而為一,一起去享受。這是很不可思議的,這怎能做到?你們非常享受一起共處,並為這集體做點事,你可以奉獻你自己。
以我七十七年以來的經驗,可以說經歷過各式各樣的事情,遇見過各種各樣的人。儘管如此多經歷,在我面前展現的,是非常美麗的蓮花,它們如此芬香,如此美麗,如此鮮豔,如此吸引。
這全因為我們內裏有一個價值系統,我們與生俱來已有很大的愛及慈悲。這慈悲你們要好好地明白及享受,你們會跳進慈悲的海洋,那樣美麗。你會驚嘆自己自動懂得游泳,你也能在這海洋中遇到其他人,沒有任何問題,沒有任何煩惱,所有人都享受這愛的祝福,這慈愛,這上天的愛……。
我真的衷心恭喜德里人,他們為你們的逗留作出這樣美好的安排,這美麗的會場及在會場外面妥善的安排。我真的很感謝他們,我完全沒有參與。他們怎樣一起工作,他們沒有爭吵,沒有背後的指責,沒有這些東西。這很驚奇,他們創造出這樣美麗的東西,這顯示他們在霎哈嘉瑜伽已經成熟,我必須一次又一次的恭喜他們,在這短時間內完成這偉大的工作。
 
願神祝福你們。 […]

對IAS官員的建議 (India)

對IAS官員的建議
孟買
2000年3月11日
我向所有真理求道者敬禮。讓我為大家談論這個話題,是非常有趣的 ,因為我一直很擔心IAS,IPS和其他政府公務員。擔心是因為我知道我丈夫領導的那種生活。而我曾經想過:如果這些新人,他們來到這裡為政府服務,我們必須告訴他們前面的危險。因為我們不知道我們內裡的精微系統是什麼,如何操作。
當我們引入這種非常迅速密集的生活,在精微系統中,它就會出現毛病。在圖表中你可以看到它有一個的毛病。他們展示了,他們展示了一個微妙的系統。這裡在視交叉中心有一個交匯點。這個中心很重要,因我們以和這個作出反應。我們對一切都有反應,但這些反應,會產生出我們內在的問題。這種反應因為我們不懂得如何超越思維而來到我們。每當我們看到某些東西時,我們都會做出反應。我們看一些人,我們做出反應。但我們不能只是看著。我們不能只是靜觀。如果我們可以作旁觀者,它將不會對我們產生任何影響。但我們不能夠。當這個中心非常活躍時,就會變成問題。兩個是神經的交匯點,我們稱之為額輪Agnya。在交匯點,位於中心。
甚至榮格也曾說過,「你必須超越自己的思維,而必須達到無思慮的醒覺」。也有記載到即使我們在頂輪,「你必須無思慮醒覺」沒有思維,「另一個是無疑惑的醒覺」甚至愛因斯坦都說過,「你必須超越頭腦才能達到扭力場。」他這樣說。當他在尋找他的相對論時,他遇到難處。他找不到。他很累。他走進他的花園,像孩子一樣玩肥皂泡。然後他說,「突然間相對論就出現了。」他把它稱為扭力場區,這個扭力場我們必須觸摸而不是自己,一直在思考和反應。因為我們應該看到發生了什麼。
會發生什麼是我們在自主神經系統上的運動走向右側。右脈,是很好的,使人看起來非常令人印象深刻。他可以壓迫其他人。他可以很有攻擊性。他可以非常系統化。所有這些都可以存在,但它有反作用。反作用很可怕,因為這個右傾會影響我們的肝臟。現在肝臟被稱為「Liver」,因為活著(live),我們 靠肝臟活著。這就是它被稱為「肝臟(liver)」的原因。肝臟受到影響,在醫學上並沒治療法實際用於肝臟。他們可以用豬或類似的肝臟代替它。但除此之外,並無他法。但我們卻製造巨大的熱來破壞自己的肝臟。肝臟有特殊的功能,可吸收並排出血液中的熱,然後你看到,它肝臟得到緩解。但是當太多時,當肝臟充滿了太多的熱量,它就無法排出熱。然後這個熱開始向上游。它可以去右邊肺部。它可以走向心臟。
現在想像一下,右肺代表著哮喘。簡單的事就是哮喘。然後它走向心臟。例如一個年輕的男孩,到21歲左右,在哪個年紀。他打板球、打網球同時又喝很多酒。之後他會患上大型的心臟病。這是致命的。他不能活下去。如果所說,之後它影響其他器官。這熱會傳到胰腺,引起非常嚴重的糖尿病,不是溫和性的,而非常嚴重的。然後這熱會傳到脾臟。在脾臟,它會使你患上血癌。我告訴你,這對所有右傾的人都可能發生的。這就是為什麼我那麼擔心我國的要員。他們是我國的支柱。他們不應因過多的緊張和壓力而失去生命。之後熱進入腎臟。它會使腎臟凝結,導致腎臟問題。尿液不能通過,那你會有很多問題。除此之外,它會進入大腸,你會得到嚴重的便秘和所有
便秘的問題。然後到了晚年,心臟也隨之而來。它繼續影響。最終在你年輕時,心臟就已不行了。我知道,最近有兩個人死於心臟病,他們都有很好的職位。我非常擔心如何讓他們更瞭解自己,知道他們自己的問題是什麼,以及如何解決。以此就會明白,我們對事物的反應,在反作用力下我們體內部便產生熱。除此之外,其他的心身疾病,我只說了關於身體的,而心理疾病是來自左脈你的心理精神問題。當然,我不會現在處理這個問題。然而,如果你從右傾轉向左傾,你肯定會得到一些醫學沒法治癒的身心失調病證,如各樣不同的癌症,疼痛等。所以為此你要讓身體作好準備。
現代生活充滿競爭及速度。當我們正在前來的時候發生交通擠塞。你會無能為力。我很靜地看著想,「現在塞車,必會遲到,但無關緊要。」而我丈夫通常會非常焦躁。他會一直看著手錶。原本應該「我們在哪裡?我們在做什麼?」這樣那樣。但是他卻靜觀整個事情,我很驚訝,因為通常他會因為遲到了一個約會而緊張。現在你看,一旦擺脫了這個問題,生活便變得從容。
有一天,我遇到了一位男仕被調動。他說「總是要這樣!」他是國際會計準則官員,「母親,每當我被調動,我就會緊張。這種緊張,壓力在我心中,喋喋不休。之後會發生什麼?孩子們該去哪兒?房子會怎麼樣?這樣那樣,所有問題都會發生在我身上。但是我和妻子發生了什麼事,我們現在都沒有感覺了。我們沒有感覺。我們並不擔心。我們睡得很好。我說,「這事本應如此發生。所有這些都不應該影響你。」這只有能突破我們想像出來的思維才可能發生。我應該說,「思維」 可能用詞不當,因為並不是指精神上的。它是,如果它只是思維意指那想像出來的,那對他們來說整個精神病院都是瘋子。我不知道英語是如何操作,你很難清楚理解。以英語來解釋霎哈嘉瑜伽是很困難,因為在英語中你會驚訝他們所稱謂的「靈 (spirit)」。「Spirit」是Atma(靈) ,依他們來說「Spirit」 可以是「亡靈」第三解釋,是指「酒精」。我真不知道那個意思會比較接近,但這就是我說英語會辭不達意的意思。
馬拉地語最好,因為馬哈拉施特拉邦人已完整了很多昆達裡尼(Kundalini)的工作。通過冥想作修行的人仕(Nath Panthis)在那裡。他們做了很多工作。但傳統是,一個人只會向一個人開啟自覺。如果我做了你認為值得一提的事情,那就是我試圖找到一種給予集體實現自覺的方式,集體地發生。這就是我卑微的貢獻,並且我使成千上萬的人得到他們的自覺。現在什麼是自覺?如果你觀察脊柱的底部,會看到一個稱為「 薦骨」的三角骨。它被稱為’Sacrum’,因為它是一個神聖的骨頭,這希臘人已知道,那是一個神聖的骨頭。根據我們的聖典以及許多其他預言,有一個力量存在於我們之內,屬於自己的力量,那力量叫做昆達裡尼。被稱為’Kundalini’,因為它呈三圈半捲曲。捲曲稱為’kundal’,這就是稱為昆達利尼(Kundalini)的原因。現在,這個力量是你自己的。它存在於每個人身上,如果它被喚醒,它會穿過六個中心再穿過頭頂-我們梵文稱之為Brahmarandhra,英語稱為fontanel(腦囟)。它穿過童年時代的還是軟骨的位置,你便開始感受到微微涼風從你的頭頂冒出來,然後涼風來到你的指尖。它是這樣發生。這是無論你付出任何代價都不能交換到的體驗。你不能。我可能會繼續告訴你很多這樣那樣的故事,那不能成就。它必會發生。昆達利尼必須上升,然後穿過腦囟,否則,這是沒有作用的。這只是文字,一些說教或類似的東西。在Kaliyuga迦利(紛亂)時期這是非常容易發生。或許是因為紛亂期人厭倦了正在發生的事情,所以各種各樣的成就都發生得非常明顯。
它做了什麼呢?它通過了六個中心。六個能量中心,意指我們的身體,精神和情感的存有,也是靈性上的存有。因此,當它通過這六個中心時,它會滋養其中,整合所有這些中心,最終它通過這個並進入無所不在的被稱為「Paramchaitanya」神聖之愛的力量。你可稱為「神聖的無所不在的愛的力量」或者任何無所稱謂的,也沒有分別。
我們周圍有一種非常微妙的力量,它照顧著我們,引導著我們,幫助我們就是這扭力場區。當這樣發生的同事,你會變得明白絕對真理,絕對!你知道所有絕對的事,無疑惑,沒有可以被挑戰。例如,它開始流通你的指尖。開始流過指尖,您可以在指尖和各能量中心感受它。這是5,6和7能量中心,5,6和7能量中心。我現在不打算告訴你所有的細節。但當你開始感受到這種完全知覺,商羯羅 (大師)稱之為’spand(輕微震動)’,然後你就會感受到真理,真正的真理。
例如,假設在你的辦公室裡,你遇到一個騙子,衣著得體,說得一口流利英語,談吐儀態也很好。你怎麼把他分辨出來呢?只需將手放在桌子下面,親自看看。你會立刻得到某種灼熱的感覺,或者你可能會感覺到某種感覺,你會稱為,類似被針刺或釘的感覺。你會感到類似的感覺。然後你會從指尖感覺到他那個輪穴被感染。這是對一切事物的絕對知識。不僅僅是知道他是好或壞人,而且還有疾病。假設你有一些疾病,你會從指尖感覺到它。你會在指尖感受到它。你會知道你的疾病,如果你懂如何治癒它,你就可以治癒別人。也因為你成為整體之一你會發展出非常群體的個性。畢竟誰是以外的?我們是合一的。但唯一問題是我們因為無知而分開了。一旦這個問題解決了,很多事情會從我們身上消失。這是我告訴你有關右脈的,但制約也對我們產生很大作用。
在我們的反應中,有兩件事會產生。一個是右脈,另一個是左脈。左脈你看到所有制約。這些制約來自我們的童年,家庭,國家,閱讀,以及各種各樣的事情。但家庭教養也非常重要,因為根據印度古典籍記載,那裡存在六大敵人。我們有六個。這六大敵人是什麼?是Kama,Krodha,Mada,Matsara,Lobha,Moha。
Kama是你所謂的性衝動。Krodha是憤怒。Krishna(克裡希納)有斥責惡行的怒氣。但是,所有右傾的人都脾氣暴躁。他們不想成為這樣,但他們是。當他們發脾氣後他們也感覺不好。並不他們想發脾氣,但他們就是發了出來。現在這個也退掉了。因為你發展出saakshi swaroopa(旁觀見證者之反映),脾氣暴躁會離你而去,憑藉那種見證狀態,你能看到一切。你不會發脾氣。你只會看著它。這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
Mada是妄自尊大。我們有這個。我知道IAS官員和他們的妻子。他們有這種妄自尊大。不是每個人,但他們中的一些人有。我有非常有趣的經歷。就像,有一次我們去德裡(Delhi)到Hatriji,他們在Mina Bagh安排了給了一間屋給我們同時我到勒克瑙(Lucknow)探望另一位與IAS軍官結婚的朋友。那非常自豪的女孩問我,「哦!你住在哪裡?你好嗎?」我說,「我的丈夫是政府人員,他被調到這裡。」「但你住在哪裡?」我說「Mina Bagh」「哦,我的天啊!Mina Bagh!你丈夫是什麼職位?他是文員嗎?他是做什麼的?」我說,「他正在辦點事」,我就像她看著我一樣望著她。「我的丈夫可能是你丈夫的上司」這樣那樣的。我說,「我對這些事情也不知道。對不起,我不認識你提到的人員名單,或什麼的。我沒興趣。」然後我的丈夫來了。然後她說,「看看那個高個子男人。你知道他很重要的人物。他與首相一起的。你去跟他談談,讓你的丈夫提升職位吧。」我回應([笑了]她在做什麼?),我說,「Sudhali,他是我的丈夫。」「嘿!他是你的丈夫?哈…呀!哦,我的天呀!我很抱歉。」我說,「沒關係。」相同經歷。你看,那女仕也成了IAS人員,不是實際上的,作為人妻而我一直跟她們一樣迷失其中。我永遠無法理解作為IAS以及他妻子的意義。它超越了我的範圍。但有一點,在所有這些混亂生活中真正幫助我的是什麼,因為你知道我們的薪水較少,這就是主要的問題,作為民族愛國主義者。
我的父親是一位偉大的愛國者。我媽媽也是。為了這個國家的獨立,他們犧牲了一切。無論如何,我都不能乘坐任何外國航空公司。也許印度航空不好,沒關係。這是我的,我的國家。因此,這我的國家的感覺讓我繼續前進。你看,你變得像一個卡吉爾(Kargil)士兵。你正為你的國家而戰。你為自己的國家工作。我的丈夫進入了印度外交部。我告訴他,「辦不到。我兩不喝酒,當我們獲得自由的時候,我不能在危難中離開我的國家所以,如果你想要你可以去,我不會來。我不想去外交部。」他被削減了工資。那個時候,你知道,300是一個很大的數額。我說,「沒關係,不管什麼,我會留在我的國家。我將在我的國家工作,你在這裡工作,我會一路支持你,我並無他求,我不要什麼,你根本就不會收受賄賂,否則那天我會離開這個。」另外我也說過,「另一件事是我們國家必需發展。」誰來發展?我一直覺得你是我們國家的棟樑。你必需發展這個國家。金錢是什麼?來來去去的。你見過那些有錢的人,他們的孩子去了哪裡?他們發生了什麼事?他們取得了什麼成果?所以我坦率地告訴我,我不會去什麼外交部門,因為外交部算是什麼?我想在我的國家盡一切努力。我做過了很多抗爭,所以你會知道當看到正發生的事,是何等令人失望。但那一天會到來。這個國家將會崛起。如何達到?因為當這情況發生時,當昆達裡尼(Kundalini)升起,人們就會成為自覺的靈,他們會轉化。他們變得極為愛國,非常愛國,他們會理解我們的國家今天所需要的。
他們可以犧牲任何東西。他們可以住在任何地方,他們不會為某種形式而煩惱,你可以稱之為財務方面幫助或其他物質的東西。他們超越了唯物主義。即使在我們國家,成千上萬,也有國外,成千上萬的人。現在霎哈嘉瑜伽正在86個國家工作。他們都很高興,因為有了這個你會得到一種沒有雙重意義的快樂。這不是 快樂 與 不快樂。只有快樂,還有另外一件事,就是心裡平靜。你會變得如此平靜,絕對平靜。你不必擔心任何事。你不必因為看到你所患的疾病而感到緊張。除此之外,還不用擔心各樣的癱瘓症發生在身上。我們在醫院裡有一位很勤力的醫生。我告訴他,「醫生,你的年齡都不輕了。你應該放輕鬆一下。白天你必須休息。沒有必要。你不在辦公室時要休息,或休息下來做別的事情。閱讀或你可以去玩。做點其他事。」他不會聽我,後來他半身不遂,手腳都完全不能動。他甚至不能走路。他無法提起他的腿。現在他沒事,治癒了。但後來我告訴他你因為過於右脈才需接受治療。這非常重要。這是非常簡單的治療,可以很容易做到。例如,你可以在肝臟上放一個冰墊。你可以放一個冰墊在這裡,因為這個部分。這樣的行徑使這個部分變熱了。所以你把冰放在這裡,你放冰。這敷冰方法可幫你許多。也有些其他非常簡單的家常療法,你可以採取。但我會要求你們所有人來到我們的中心。
和旁邊的人對話:[Bhaaratiya?Wahan hai na?Bharatiya,usmein hai ki nahi?]她去了哪裡?
有人回答,「Bhaaratiya Vidya Peeth。」
錫呂.瑪塔吉女仕:如果你住在這個地區,你們都可以來這裡。在每個地區,我們都有中心。所以你們都可以虛心地到那個中心。
你知道,在霎哈嘉瑜伽中,沒有什麼職位階級之分。我們必須謙卑下來。妄自尊大是無用處的。我們要謙卑下來。當我們謙卑下來時,它會非常容易達到及融入自己。否則,它還會是什麼?生命是什麼?如果不能享受。沒有經歷過,那你在做什麼。我知道你安排了很多工作,我理解。我知道你們何等努力工作。但要擺脫,要超越所有緊張和壓力,你必須冥想5分鐘,他們會告訴你如何做。晚上五分鐘便會幫助你。所以,就像你早上洗澡一樣,以昆達裡尼為自己淋浴。她是你的母親。多年來她一直是你的母親,她記錄了你自己的一切。這是你精微的一面,當你想得到自覺,她就渴望被喚醒。她非常渴望,它奇跡地成就了。我很驚訝人們是如何在很短的時間內獲得自覺。對他們來說唯一問題就是,它像一個報春花,或者你可以稱之為’ankuraa’ (掛鉤),它生長但它不會成為一棵樹。所以,你必須一點點地靜坐。你必須在集體內並努力。在集體中,你會忘記一切,你的一切職位。我認識IAS官員和村民一起跳舞,一起唱歌,他們非常喜歡。他們說,「這些我們都知道,但從不想表達出來。」所有這一切都放下了。所有這些外在的束縛都消失了,你就會與集體合一。你知道他們的問題。你知道如把它們解決,這非常好。我認為這是唯一一個必須達到的,沒有別的。如果你達成了這目標,那麼便算你已經取得最後成績。你可以以這個幫助別人。您可以給其他人自覺。你可以拯救他們的生命。我的意思是,你所有的力量都會發揮作用。在這些可怕的鬥爭和各種各樣事情,暴力發生的日子裡非常需要霎哈嘉瑜伽。而且你會感到驚訝,人們得到它是一個恩典。
在土耳其,我們有大約兩千人是得到了自覺的靈。沒有人失去生命或任何事物,甚或他們的房子,他們只有一點點動搖,我會這樣說,但從未跌倒過。整個奧裡薩邦(Orissa),也如此發生。在許多地方都發生,人們剛剛和那些蒙神恩典的人一同得救。我們必會成為那樣。生命裡不能沒有它。這是相當精微的。它很精微,而有時我們必須變得精微的。現在的情況是,我們發現了很多患病的人他們都是右脈得很厲害。整體是右傾的。它絕對可以治癒,絕對在你的控制之下,你亦可以治癒別人。這是我們在這個可怕的混亂期(Kaliyuga)中所擁有的祝福。他們說,這是最糟糕最壞的時候,你看到發生什麼事。但與此同時,霎哈嘉瑜伽的蓮花才出現。
你不需要付費。這是你應該知道的事。任何有人向你要錢,他都不神聖。根本不用付錢。當你成長,成就,當你給別人自覺,那麼你會感到驚訝,你會進入一個新的理解領域,這是無疑惑的醒覺狀態。根據印度聖哲帕坦伽利(Patanjali),它被稱為’Nirvikalpa Samadhi'(無疑惑 三摩地)境界。
現在我們學習英語,我們不會多閱讀印度經典和事情。而那些有閱讀經典的,又會拜偶像,這個那個的,我的意思是他們是宗教狂熱人士,浪費他們的生命。另一邊是buddhivaadis你稱之為知識分子,你看。他們更糟糕,因為他們以為已經閱讀了所有知識。他們已知道一切。現在告訴他們什麼?這事情太簡單,他們不想接受。你不能告訴他們,「直接說吧。」你須以另一種方式獲得它。所以也要瞭解,我們其實還不很瞭解自己。我們必須瞭解自己,而以我所知,為了這樣喚醒昆達裡尼是唯一的方式。我希望你們都會考慮一下,然後我們的中心來獲取自覺。我們有很多中心。你不需要付錢,什麼也不需要,但你要輕鬆的來到。只有在得到視覺後才能放鬆,而不是在此之前。你會驚訝於你會停止衰老。我沒有年老問題。我丈夫也沒有年老問題。我們沒有想及它。這結束了。現在,必會死亡的都將會死去。但在那之前,我們並不擔心。你做的每件事都會有特別神聖的光芒。
我衷心祝福你們,能在你的內在發展這精微的事,同時瞭解那從未瞭解過的自己。你必須瞭解自己。你不需反省,坐下來批判自己或感到內疚。一點都不要。所有該發生都會發生,你會對自己感到驚訝,所有的壞習慣也會自己改掉。
在倫敦 一夜之間,有十二個吸毒成癮的男孩。他們一夜之間戒掉了。我沒叫他們要這樣做。我從不告訴別人,「不要這,不要那。」我從來不會這樣說。但當昆達裡尼上升了,你內心的光,心靈的亮光會給你指引。它會告訴你有什麼對你有害處。你有權拒絕那些對你有害的東西。我知道這有困難。我知道有問題,但你永遠不會察覺它們。比喻你坐在船上,你不會困擾於海有多深。這個就像。你超越所有這些東西,你看見並幫助別人。除此之外,它還可以幫助你的工作,非常有助於你的工作。由於扭力場,你很瞭解你的工作。我的丈夫說:「你怎麼有這個主意?」我說,「我就是知道。好吧!這就是這個想法,我明白了。」現在他有時會驚訝於我如何管理事物。我處理得好嗎?我沒有秘書處。我沒有秘書。我沒有私人助理,沒有。我們在86個國家開展工作。之所以能成功,是因為這神聖的力量是如此有幫助及如此有善。
所以一次再一次,祝你幸運。請來我們的中心。我希望他們能給你地址以及相關資料和你,你可以週六或週日來到,或隨你什麼時候想得到你的自覺。
願神祝福你!
有人說,「錫呂.瑪塔吉女仕(Shri Mataji),他們請求,如果你可以在這裡給他們自我覺嗎?」 […]

濕婆神崇拜 Pune (India)

濕婆神崇拜 印度浦尼 2000年3月5日
 
 
我先以英語講話,因為我們當中很多人來自外地,特別是從馬德拉斯(Madras),也有從Kerala、海德拉巴(Hyderabad)及邦加羅爾(Bangalore)而來。所有這些人都來到這裏,我不知道有沒有其他人來自南方,而又不大懂印度語。
假若你早上閱讀過報章,有太多可怕新聞,都是人們製造各樣的暴力、貪污及不道德的行為。我想正因為這樣,這個濕婆神崇拜便有了特別的意義。你會驚訝為何在你四周會有如此多的罪案在發生,就像濕婆神的Tandav Nritya 將要來臨的時候一樣,否則我們會感到事情不能改善。若濕婆神開始懲罰那些犯罪的人,我們便知道祂是非常憤怒。我不知道怎樣從祂的盛怒中把人們拯救出來。濕婆神是充滿愛心的神,充滿極大的慈悲;但另一極端就是祂有巨大的毀滅力,祂可以毀滅整個世界。若祂發怒,可以把所有生物摧毀。你們一定聽過有關祂進入喜樂的故事。有一個惡魔,化身成小孩的形相,而母親不能親手殺死這孩子,她不能夠。她想,若濕婆神看到這個惡魔摧毀這個世界,她是沒有能力把這世界從濕婆神的憤怒中拯救出來。所以她沒有去犧牲或殺害這小孩,而濕婆神接替了她,祂站在小孩的背上,殺死他。那小孩是惡魔,濕婆神從這可怕的惡魔(Raksha)手中拯救了整個世界,跟着祂很喜樂地跳舞,這就是他們所稱的天地之喜樂(cosmic joy)。很多人不明白祂為什麽站在小孩之上,這就是原因。若現今人們偽裝成小孩,扮作很純真的人,很神聖的導師,濕婆神都能毀滅他們。透過很多正在發生的事情,我知道這種毀滅力量不但已經開展,並已全速進行。我們現在有颱風、地震,很多的意外及很多破壞力很強的事情在發生,這就是迦奇(Kalki)已經降世的徵兆。但同時,另一樣工作亦已經在進行,在同一降世神祇的身上,人類得到救贖。這類人永不受到傷害,沒有壞的事情會發生在他們身上,他們都能得到拯救,因為在母親的保護下,他們都能從各種事情中被拯救出來。
現在的問題是霎哈嘉瑜伽士如何處理另一類人,怎樣令他們從輪迴中解脫出來。唯一的解決辦法是提升他們的靈量。若你提升一些又壞又迷失的人的靈量,他們若不是被摧毁,就是被拯救而變成好人。他們會停止所有正在腦海中計劃的可怕事情,變成真正的好人。但有些個案或許會不成功,我不會說霎哈嘉瑜伽每個個案都能成功。若霎哈嘉瑜伽士入靜,處於完全的寧靜,完全委身於神,什麽事情都不會發生在他們身上。他們常常都得到保護,你們全都曾經歷這種保護,首先你要對你自己有信心及完全委身於霎哈嘉瑜伽。
我們中,坐著很多霎哈嘉瑜伽士,大多來自印度北面、東南面及西面,也有來自外國。現今所有國家,我可以說,都受負面力量所控制。我們應該做的,就是通過喚醒靈量而令人們變得正面。這是你們所有人都可以做到。都可以成就的,為此你們不必做什麽特別的事情。在日常生活中,你們都可以做到,亦應該去做。今天唯一需要的,就是要改變人們,你們全都可以做到。你們所有人都可以以很誠懇、很好的態度成就事情。不必發脾氣,為粗魯的人而生氣,只要以平靜的態度,你便可以成就到。那麽,濕婆神的憤怒本性,或正如他們所說,濕婆神的第三眼,就不會張開。那是些可怕的東西。我們全都可以以一種非常有建設性的態度做到。我應該說,我們首先要做的是建立我們的濕婆神原則、喜樂的原則、愛的原則和真理的原則。人們因為不知道濕婆神的宇宙品性(global temperament),所以有很大的問題。例如,我曾聽過,人們因為爭論濕婆神原則(Shiva principle)和毗濕奴原則(Vishnu’s principle)而爭吵及打架。現在毗濕奴在這裏,祂的力量亦在這裡,幫助你提升至濕婆神原則。兩者是沒有分別,一方補足另一方。若你連這一點也爭論,我真的不能理解。若沒有毗濕奴,你不能到達濕婆神,若你不明白毗濕奴原則,就不能遵守濕婆神原則。靈量是通過中脈而提升,她是原則,她就是濕婆神的tatva,她提升的通道是由毗濕奴從進化的過程中建造的。所以,你怎可以只要其中一位。一位是道路,一位是目的地。所以我希望你們明白,最重要是糾正你的能量中心,你的道路要妥當,你的中脈要暢通無阻,因為我們是Madhyamargis。我們一定要從中脈前進,保持平衡,不要偏向左也不要偏向右。你必須保持這平衡及不停前進,直至到逹你的Taloobhag。在那裏,至高濕婆神(Sadashiva)正坐著。你可以經歷它。你自己可以看到,無論我說什麽,你都非常明白。唯一的是當我告訴你時,你都可以驗証到。霎哈嘉瑜伽是很容易去驗証,你是知道的。你知道唯一的真理,絶對的真理。當這兩個力量相遇,也就是這原則開始見成效的時侯。你會很驚訝,當這兩個力量相遇,當你通過毗濕奴原則而到達濕婆神原則時,你便會明白這兩個力量是如此互相補足,如此有關連。本質上這兩種力量是沒有分別,所以你要令你的通道(madhyamarg)暢順,令靈量可以通過。當靈量通過它,你會很驚奇,同一靈量會通過毗濕奴的通道而到達濕婆神的蓮足。
 
願神祝福你們! […]

耶誕崇拜 Ganapatipule (India)

耶誕崇拜

印度格納帕提普蕾1998年12月25日‧

我首先以英語講話,跟著才用印地語。

很久以前的今天,耶穌基督出生。你們都知道祂出生的故事,以及祂經歷的各種折磨。

祂是那位作為霎哈嘉瑜伽模範的人。因為祂不為自己而活,完全沒有,祂為別人而活,以開啟額輪。你可能很神聖,可能很有力量,但這個世界是那麼殘酷,他們不理解靈性,他們不明白靈性的偉大。還有,有很多原因靈性被攻擊,他們常常都這樣做。每一位聖人都曾經受過很多苦。但我想基督是受苦最多的一位。如你所知,基督被賦予神聖格涅沙的所有力量,因為祂是神聖格涅沙的化身。首先是祂的純真,我們可以說祂是永恆的孩童。祂不能理解這個愚蠢世界的殘酷和偽善。就算你明白這事實,你又可以做些什麼呢?但基督卻以極大的勇氣,在一個人們對靈性沒有概念的國家出生。

我曾經閱讀過一本有關祂的書籍,說祂來到喀什米爾(Kashmir),遇見我的一位先祖—薩利瓦漢拿王(Shalivahana)。那是非常有趣的,因為全用梵文寫成,作者或許不大懂梵文,但他卻全用梵文。我可以肯定,對西方人來說,這並不太合適。感謝神,他不懂梵文,否則這將是非常危險的。書中有一段是這樣寫的,他問耶穌基督︰「為甚麼你來印度?」祂回答︰「這是我的國家,這就是我來到這個國家的原因。在這裡,人們尊重靈性。但我卻與那些完全不懂靈性的人住在一起。」他們的對話是非常非常有趣的。因為薩利瓦漢拿王說︰「有更多理由你要回到你的國家,教導他們純潔無邪的原理(Nirmala
Tatwam)。」這是淨化的原則。祂回去,三年半後,就被釘上十字架。

我個人認為,西方和印度的死刑最大的分別是這樣的,在西方,殺戮人是一種偉大的專業,以很瑣碎細微的藉口,他們殺害人。任何人若是聖人,他們都殺害,他們稱他是一位行為鹵莽者。這是逃避靈性的最佳途徑。在印度,若這是聖人說的,永遠都不會被挑戰。他們相信他,因為他是聖人,因為他的品格比我們高得多。雖然有些令人厭惡的人在折磨聖人,但整體上,大家都尊重他們。任何假導師,通常都不會留在這個國家,因為他們知道會被揭露。還有,他們是那麼金錢取向,所以他們走到美國,或其他國家,安頓下來,賺取金錢。這是我們必須看清的其中一個徵兆,這也許是耶穌基督為甚麼在一個非常非常平庸的家庭出生。就算是在孩童時,他也沒有妥當的睡床。他睡在那裡,他的父母親住在一處有牛及有動物居住的地方,這些全都有用文字來描述。那是顯示屬靈不需要任何奢侈,也並不需要任何排場和炫耀。

那是內在的力量,內在的光輝,內在的光芒自動顯現,你不需要做任何事情來炫耀它。這一類人對金錢沒有意識,對其他事物沒有佔有的概念。他只關心身體上受苦的人,甚至是痲瘋病人,他也想把他們治好,他想去幫助許多許多染病的人。因為在那時候,沒有醫院,沒有醫生,所以他的注意力都放在身體受折磨的人身上,他也在思維上為他們作好準備。在山上有那麼多漂亮的講道。那時候,人們不是那麼物質主義,所以他們都聆聽他,但你卻說不準有多少人明白他。若你不是一位已得自覺的靈,要明白靈性是非常困難的。那位談論靈性的人和那位聆聽者,兩者最基本也是要得到自覺。

從基督美麗的一生我看到,我們必須學習,除非我們是已得自覺的靈,我們仍然會折磨基督的靈魂。我們也曾經見到,這樣的事情正在發生。那些談及基督的人,祂很清楚的說︰「你會稱呼我為『基督,基督』,我將不會承認你。」祂非常清楚的這樣說過。我不知道他們為甚麼不把這句話從聖經中刪除。意思是那些以神的名說話,傳道和好好打扮以炫耀自己是屬靈的人,基督將不會承認他們,就是這樣簡單。在現在最後審判的時候,祂將以靈性來評價整個世界,即以生命能量。祂的審判已經開始,我已經看到。你可以看到在那麼多的國家裡,事情正在消失。所有他們的自我,他們的侵略性,他們的殘酷,都被挑戰。那些在戰爭中犯錯的人,會被批判。所以在歷史中,那些對社區,對人民犯錯的人,他們全都會被批判。他們不能作出侵略的行為以及不能再折磨人。這就是神聖格涅沙原則怎樣藉由霎哈嘉瑜伽起作用。

基督沒有這樣說,但祂卻有說︰「將會有最後的審判。」一方面,祂是非常仁慈和慈悲,另一方面,祂卻是真正的錫呂‧格涅沙,因為祂拿起武器,打擊在廟宇裡兜售的人。你不能以宗教的名義來做生意。這是怎樣一件需要明白的大事。但基督徒並沒有遵從,他們沒有。我不知道他們何去何從?我們有聖雄甘地(Mahatma
Gandhi),他常常談論靈性,只談論靈性。但他的繼任人卻把他與他的靈性放在一邊,開展一個的新世界,新的念頭以及新的生活方式。那些應該是甘地的追隨者現在卻想擁有很多的酒吧,擁有各式各樣的物質,你可以想像嗎?這個國會是由聖雄甘地開展,但國會卻在做著這些事情,他們怎可以作出領導?

這個國家最美好最珍貴的就是靈性。除了靈性外,他們可以往何處去?他們可能不是基督徒,但他們尊重基督,他們尊重聖經。我必須告訴你這是事實,人們就是不知道。他們不是基督徒的意思是他們還未受洗,但他們卻尊重基督。因為他們知道基督是那麼有靈性—祂是靈性的化身,這就是印度人可愛之處。無論是印度教徒或穆斯林,對他們來說是完全沒有分別。在印度,有很多穆斯林是聖人和蘇菲派(Sufis),他們得到所有人的尊重,無論他們是否穆斯林或印度教徒。

所以對於基督,完全沒有人會反對。相反,你們看到昨天他們是怎樣因基督而那麼高與,因為他們都是已得自覺的靈。就算他們不是,在這個國家,基督也很受尊重。他們不明白,他們怎能細察基督的一生?他們怎能評價基督?他們又怎能製作有關基督的庸俗電影?這是他們不能忍受的,因為他們內在對靈性的尊重比外在多得多。以基督之名,人們已經做了太多的錯事,殺害了太多人,各種各樣的錯事都被接受。作出這些行為後,人們不明白他們怎能評價基督。

例如,我所知道的英國,我對看到的感到非常驚訝。若有任何人去世,他們喝酒,任何人出生,他們也喝酒。只有喝酒他們才能有關連。「你們怎可以喝酒?」我問他們。他們說︰「為什麼不能?基督創造酒精。」我說︰「什麼時候?」「在一個婚宴裡。」我說︰「在婚宴裡?那不是酒,而是他們在那裡種植的葡萄的葡萄汁。我們的語言稱它為drakshas。這怎會是酒呢?」酒必須先發酵,必須腐壞,怎會這樣?所以喝酒是一出最大的戲劇。

在印度我們知道,雖然沒有人說什麼反對喝酒,但我們知道喝酒是一種犯罪的行為。你看到每一天,每一個人都知道,若你喝酒,你會變得完全失去理性。在宗教的平臺上,沒有甚麼可以說。每一個人都知道喝酒是怎麼樣的。在海外的人不是不知道,他們也知道。但不知何故,喝酒成了潮流。甚至在我的國家,也開始推介喝酒。我不知道為甚麼在獨立後,人們開始喝酒。在每一個派對,他們喝酒,在聖誕日,以基督之名,他們也喝酒。這是對基督美麗、神聖的人生的一種侮辱。

所以,當他們來到這個地球,或許他們所有神聖的力量都已經被摧毀。印度人最好的地方是至少他們尊重,他們尊重神聖的地方,這是他們的長處。他們知道甚麼是神聖。當然,現在他們變得既現代化也美國化,但他們仍然知道甚麼是錯,甚麼不該做。因著霎哈嘉瑜伽,我非常高興的說︰「外國的霎哈嘉瑜伽士也變得非常美麗。」我很驚訝,因為在他們的文化裡,是沒有靈性的。我不知道他們怎能離開那些荒謬的事物而像蓮花一樣,漂亮地冒起,以靈性的漂亮香氣出現。這是奇跡。每一個人都說︰「母親,我們不能相信,這是怎樣發生的?你是怎樣應付過來的?」我可以說這是基督的祝福。他們看到人們怎樣以基督之名和以很低下的方式來成就事情,因此他們發展了某種認知,知道必定有某些不妥之處,這不是基督,他們描述的不是祂神聖的人生,是別的東西。這就是我想為甚麼在西方,有更迫切,更大的升進力量。

昨天有人來告訴我︰「母親,沒有集體靜坐。」我聽了很高興。在霎哈嘉瑜伽最重要的是靜坐,毫無疑問的。但外國人做靜坐比印度人多得多,令人很驚訝。以靈性來說,外國的男女都裝備完善,特別是俄國人。我很驚訝在美國,他們告訴我︰「母親,這些美國人不是霎哈嘉瑜伽士。」我說︰「為甚麼?」他們沒有那種對我的尊重,他們沒有靜坐。沒有靜坐的人不是霎哈嘉瑜伽士。」我說︰「我同意。」他們令所有美國人靜坐。我不知道為甚麼東盟國家的人,如保加利亞人,俄羅斯以及所有羅馬尼亞人,他們怎能那麼喜歡霎哈嘉瑜伽。當然,他們有共產主義的詛咒,或許他們因此感到自己的人生有某些缺失,所以必需深入自己,這就是為甚麼他們可以成就到。我必須告訴印度人,你們必須靜坐。印度人有一或二種壞品質,其一是聯群結黨。例如,若他們是婆羅門,他們會坐在一起,若他們是Kayasthas,他們會坐在一起,若他們是Bhaniyas,他們會坐在一起。若不是這些,他們會以另一種名義聯合一起。這是我的國家最差的詛咒。因為當你們聯群結党,你永遠看不到別人的優點,亦看不到自己的缺點,這種聯群結黨為這個國家帶來很多問題。

在基督的年代,有不同種類的人。一是喜歡靈性,一是不喜歡。現在我們這裡有些人喜歡靈性,但他們的一隻腳仍然在水中。這個老問題仍然存在。這會把我們的國家摧毀。我們不能結合在一起,我們不能成為朋友。當然不是在霎哈嘉瑜伽,我必須要說,這問題已經好好的解決了。若你看看就算在基督的年代,祂與祂的門徒也有問題。特別是某些與彼得有關的事情,他就是那位說撒旦將會遇見你的人。我想人們已經跌入撒旦的力量中。他說他把很多人的撒旦惡魔清除,放進豬裡面。這是事實,撒旦的力量正強而有力地運作。我們越發展對靈性的安全感,它們便越發展得好。撒旦的力量在西方和在東方是以不同的形相出現。我想告訴你們怎樣小心地去找出在西方的撒旦力量。

你未必受到它影響,因為你是已得自覺的靈,但你必須對抗它。例如種族主義,種族主義仍然非常強大,非常非常之強大。你必須藉由與另一種族的人通婚以對抗種族主義。但我仍對一個黑人與一個白人配婚感到困難,那是沒有可能的境況。若我真的嘗試這樣做,我也不知道甚麼事情會發生。

我必須告訴你,我們曾經有過這樣的婚姻。一個白種的法國女士與一個黑人配婚。不是那個法國女士好支配人,而是那個黑人。所以我很驚訝,你知道嗎,怎會這樣的?所以我想原因是他想報復,或許是暫時的。首先巨大的愛心和情感必須在人們之間滋長。這種顏色是那麼深入皮膚裡,與內在的愛毫無關係,是那麼深入皮膚。感謝天,在我的國家,你可以有膚色很黑的妻子,而丈夫的膚色可以很淺,或是相反的情況。他們從不以這個角度來看事情,我想在這個國家,這種情況並不存在。

但我們有另一種情況出現,你看,這是一種典型的人類問題,就是來自自我的歧視。我必須要說,基督曾經嘗試對抗你們的自我。祂在一個非常謙卑的家庭出生,祂並非一位白色膚色的人,不是。以你們的語言,祂的皮膚是褐色的,但以印度語來說,他是黑皮膚的。但當說到靈性,你只看到開悟的那一位,你看不到他們擁有甚麼的顏色,甚麼膚色。那是非常、非常的表面的。我視這為西式生活必須征服的其中一個敵人,物質主義是另一個。我視反對基督最差勁要算是不道德。不道德卻廣受西方社會接受,各式各樣的不道德行為都被接受。就如他們所說,所有不道德的人若把選票投向某人,他就成為美國總統。好吧,沒有甚麼關係了,容許各種不道德行為,這是絕對違反基督的。人們不明白不道德會帶領他們到達我也不知道該怎樣稱呼的國度,因為那裡甚至比畜性的國度還要差。他們是那麼不道德,他們聆聽如佛洛依德那樣的人的說話,就像他們是沒有腦袋,沒有靈魂,去注意這樣的人。只有來到霎哈嘉瑜伽之後,你才可以擁有像基督那樣模範的人生。無論是甚麼,都已經過去、結束和完蛋了。

今天你是已得自覺的靈,道德是你的力量。忘記過去吧。我可以肯定,若你過著非常、非常道德的生活,你可以令很多很多人來到霎哈嘉瑜伽的旗幟之下。同樣,另一個非常差勁的敵人是憤怒。他們很自豪,他們會說︰「我現在很憤怒,你知道嗎,我是非常憤怒。」他們不會因此感到羞愧,仍繼續說︰「我非常憤怒。」好像說「我很憤怒」是沒有錯的。他們說︰「我憎恨你。」我的意思是你可以想像任何印度的語言,若他們用憎恨這個字,代表我正在犯罪。所有這種侵略性是來自憤怒。若某人想發怒,他應該對自己發怒,最好還是擺脫憤怒。你可以拉扯你的頭髮,你可以咬你自己,你可以用枕頭打自己,這些可能都是最佳去除憤怒的途徑。看看自己為甚麼憤怒?有時是絕對毫無用處的,有時是沒有意義的,有時是絕對瘋狂、愚蠢的。但直至你停止說︰「我非常憤怒。」就是這樣,就是這個時候你才意識到你正在完全的下跌。

基督並沒有談及所有精微的東西,我卻曾經向你談及,因為是留給我說的。沒有得到自覺,你又怎能談論精微的東西?你不能。

上次我告訴你有關生命生量,那是甚麼,那象徵甚麼以及你可以怎樣得到我們稱為Tanmatra的精微能量。光元素—Tejas,水元素—Jala,以及火元素—Prithvi。但我卻沒有告訴你一個非常特別的元素,以英語來說,你們稱它為乙太(ether)。乙太是被另一種Tanmatra所管理的元素,我們稱它為Akash,特別在今天,因為是基督犧牲了祂的生命,開啟了我們的額輪,令我們到達了Akash這個狀態。沒有祂是不可能達至的。我們可以如常溝通,像我們可以與別人交談,我們可以說話,我們也可以用手指來表達自己,用手去溝通,但若要與生命能量溝通,你必須擁有生命能量,否則你不能感覺另一個人。若你處於額輪,代表你在思維層次,絕對的思維層次,那麼你的生命能量也在縮小,意思是你不知道他們真正在說甚麼。你沒有能力評價你的生命能量,因為這些生命能量是在思維層面。

他們說︰「母親,我們問過生命能量。」我說︰「真的嗎?」若你沒有生命能量,你又怎能詢問生命能量呢?這是非常普通的事情,我們詢問生命能量,我們想從生命能量找出答案,那是不可能的。因為你只在思維層面。基督所做的是把你帶離思維層面,那是最困難的。我感到很驚訝,那些跟隨基督教的人卻是處於最差的思維層次。他們絕對是處於思維層次。他們就像……我不知道該怎樣稱呼他們。就像德里的霧一樣,你不能橫越它。這是基督打破的。我們向祂該負多少責任,祂清除了人類升進的最大障礙,就是打破了這個額輪,這個在我們內裡的思維存有(mental
being)。我們像瘋子一樣閱讀,像瘋子一樣聆聽別人,我們喜歡那些餵食我們思維存有的人。他們是那麼多思緒,那麼好爭辯,不停的只想及自己的聰明才智。那麼,你只需要說︰「好吧,跪拜吧。」你不能與他們充滿思維的行為對抗。那就是為甚麼很思維取向的人需要敬拜基督。

這種思維上的謬誤令人感到自己高人一等。「啊!無論我們做了些什麼,有什麼錯呢?」他們不能糾正自己。因為除非你超越這個思維上的界線,你看不到自己,你不能內省,你看不到自己,你卻看到其他人,「這些霎哈嘉瑜伽士是這樣的,霎哈嘉瑜伽是這樣的。」以及各種類似的事情,但你看不到自己,因為所有事情都是那麼思維取向。這種思維取向必須藉由耶穌基督的幫助而得到完全的約束。祂在你腦海裡也是思維,基督也是思維的,現在該怎樣做?那個要打破人們思維取向的人也是思維,你令祂成為思維,就像一座石像。

所以,首先我們要告訴自己,不要想,不要想,不要想,不要想,四次。跟著你可以升上,這是非常重要的。在靜坐中,你必須超越思維。感謝基督,祂是坐在額輪上,去完成這荒謬的思想存有。

我想人們或許必須停止閱讀。就算是我的講座,也變成思緒,該怎樣做?我的意思是任何東西一進入他們腦袋,不知何故,都變成了思緒。跟著他們向我發問︰「母親,你是否這樣說?你有沒有…。」我說︰「我這樣說是要令你無思無慮,只想嚇倒你,不是要你坐下來分析,不是這樣。我這樣說後,你變得絕對的震驚和被嚇倒。」所以對你們全部人來說,最好是變得無思無慮,這是基督的祝福,這是祂為你們完成的。我可以肯定,若你能成就到,不要把注意力放在別人身上,不要作出反應,只是不要有反應。他們對看到的任何事物,都作出反應。有甚麼需要這樣呢?這樣做有甚麼用呢?你想對這種反應做些什麼呢?這種反應什麼也不是,只能在你腦海裡製造了思潮上的漣漪?我已經告訴了你數百萬次,在這個崇拜之後,你必須變得無思無慮。

若這樣的情況發生,我視我們已經成就了很多。這是基督賜予我們的最大的祝福,你必須真的很享受這祝福。只有在你內在的Akash
Tatwa在工作,它是怎樣運作的?藉由你的注意力,你們都知道,它是與我一起工作。我以我的注意力成就了很多事情。是怎樣成就的?只要我的注意力變得無思無慮,只要無思無慮,它自然成就到。但若你常常把注意力放在思緒上,不停的思考,它便不會做它應該要做的工作。只要你是無思無慮,你的注意力便能成就非凡的事情,否則便不能。

所以必須從你自己那處升起,跟著從別人處升至謙虛這更高層次。在那裡,你與天空溝通,我們可以稱它為Tanmatra,或是本質,或是乙太的精華。乙太令我們可以擁有電視,擁有電話,否則,這將會是奇跡。但以這個Tanmatra,只要坐下,你便可以做這工作,它在運作,只用注意力運作,我是知道的,你亦知道。你不需要請求我把注意放在某處,你只要放注意力,它自會起作用。這是你得到非常重要的東西,我視這是你沒有不妥當首先取得的東西。你們開始從土元素顯現,跟著是火元素,再跟著是Jala(水)元素,跟著我們來到Tejas(光),我們的臉孔變得閃亮。最後,我們處於無思慮的知覺狀態,藉此我們的注意力變得絕對的自由去做一些特別的工作。但若你仍然不停的思考,注意力便被迫要忙碌,你知道,非常忙碌,你不需要問我︰「母親,請放注意力。」你也可以放注意力,你自己也可以成就到。

在這注意力下,你不感到你得到甚麼,你立足在何處,你穿著些甚麼,其他人在做著些甚麼,不,甚麼也不是。你與自己合而為一。這是一個充滿幽默的人生。那麼多幽默,那麼多喜樂,那麼多快樂,你不再關心所有一般人關心的事情。

現在,霎哈嘉瑜伽在那麼多國家中有成就。我因你們而感到自豪,非常自豪。現在霎哈嘉瑜伽也到達非洲的國家。對我來說,這是極大的滿足。你們全部也可以做到,你們也可以成就到。唯一要做的只是變成無思無慮的知覺狀態,就如基督的祝福的一樣。若它成就到,你會絕對的享受自己。

願神祝福你們。

Translation from Hindi:

The fact is that this English
language has been imposed on us for the past three hundred years. I have never
studied the English language. Never! Even in school there was a small book, and
in the Medical College, […]

精微元素 New Delhi (India)

精微元素

印度新德里童軍營 1998年12月16日

我剛剛告訴他們,印度的知識取向與西方的思維方式有很大的分別。在西方,若你說了些什麽,他們想有驗証的憑據。為著得到驗証的憑據,他們會到科學家或擁有専門知識的人那裏去,以便找出那些書本中所說的是否真確。他們甚至評價耶穌,評價摩西,評價每一個人,自以為是最聰明最能幹的人。他們也著書,批評聖人,以為自己就是那個有權說話的人。他們所說的都是出自思維。他們所說的話,通常都不獲接納,但一旦他們所說的話得到接受,他們便變得絶對的瘋狂。印度式的理解卻是這樣,如果某位大仙人或大聖者(great rishis, great munis or great saints)說了些什麼,人們必須聽從,因為你們與他們地位不一樣。他們所說的是他們的經驗,他們的知識,你不能去評價或說這不是真的,你只能接受。在你得到自覺後,有文字清楚記載你必須成長,成長為完美的人。那麽,你便可以自己分辨他或他們所說的,都是真理。所以接受知識的方法有所不同。一方面,如果你一開始便以科學的方法去追尋,你怎樣也不能達到,你的成長還會被妨礙。

故此,你需要做的只是藉由相信聖人所說的話,去到達這種知識。無論耶穌基督說些什麽,你必須相信;無論穆罕默德說些什麽,你必須相信;無論那納克說些什麽,你必須相信;無論Gyanadeva說些什麽,你必須相信,老子說些什麽,你必須相信。你必須相信他們因為你還未到達他們的靈性層次。所以,接受他們吧!不要分析。任何事物,若去分析,只會令你迷失。只有當你是已經得到自覺的靈而又完全成長,即我們稱為Sampurna的狀態,你才知道他們所說的話是否真確,你亦可以自己找出答案。

要分辨他們所說的是真或假是非常容易。對霎哈嘉瑜伽士來說,要找出事情是真是假、是真理或非真理、是愛或是恨,是十分容易的,只要藉著生命能量,你便可以做到。

但要到達這層次,我必須說,我們必須去認知這生命能量是什麼,它是如何形成,有什麽精微力量造就這生命能量。我們稱它為Paramachaitanya(生命能量)。Paramachaitanya是什麽,當你得到這生命能量後,有什麽會發生,我們必須瞭解這種精微。

正如我所說,我們是由五大元素所組成。當你得到喚醒,當靈量到達頂輪,打開你的頭蓋骨,你便與神聖的力量化為一體。這神聖的力量開始在你的身體內流通,連繫便建立起來。當它開始流通於你,這力量(Shakti)開始流通於你,有什麼會發生呢?我們必須明白背後造就這力量的精微部分。這精微部分是這樣的,這組成我們的五大元素,這生命能量逐漸化為精微的形態。首先,這個人是反映,被稱為「道」(Word)的是神,在聖經中也有提及,道就是神。什麽是道?道是寧靜,你可以說,寧靜的戒侓,我們可以這樣稱呼它。

根據印度的哲學,藉由這道衍生我們稱為Bindu的東西,或我們可以說這道變成 Naad,是一種聲音。跟著它變成 Bindu,即一個小點。從這個小點,五大元素一個接一個顯現。

第一種出現的元素是光,即‘Tej’光是第一個出現的元素。第一個原素的精粹是光,我們稱它為Tej、Tejas,當然這是梵文。我們應該明白光是如此普遍地顯現於霎哈嘉瑜伽,你們在每一處都看到光。第一個元素是光,用英語來說,光的精微層面,你可以說是醒覺(Enlightenment)。醒覺有另一種意思,我們可以說它是Tej。譬如,得到自覺的人,臉上會煥發光彩,這光彩是光的精微層面。這光彩開始在你臉上出現,光彩本身開始顯現。當這光彩開始在某人身上顯現時,人們便會被那種光彩吸引,並且感覺擁有這種光彩的人,一定有某些獨特之處。你們也有看過我的照片,很多時,你會發覺我身上常常有很多光圍繞著。其實這是我內裡的光變得精微而發出的光彩。當光在我內裏變得精微,光是其中一種元素,當它變得精微,它便會發出光彩,它令你們內在的精微系統成長。你們的臉也開始閃亮。他們也有光彩並具有一種特別的膚色。我可以說,這種光彩必須被理解,它是構成人體的精微的光,是粗糙層面的光。

光之後出現的第二種元素,梵文稱為Vayu,即氣(air)的意思。我們一般感到的氣是氣的粗糙層面,而氣的精微層面則是涼風,涼風是氣的精微層面。我們所理解的涼風的精微層面,就是我們稱為生命能量的,這是氣的精微層面,是我們人體的一部分。這涼風便是第二種使我們變得越來越精微的元素。當你開始成長時,所有這些精微元素便會顯現出來,你不單只感到生命能量,還感到涼風,這是氣的精微層面。

然後出現的是水。我們也是由水所組成。水的精微層面是……有時候,英語是很難表達某些事物,他們稱它,我的意思是它製造皮膚,令粗糙的皮膚變軟,皮膚變得柔軟。這是得到自覺的靈的徵兆,他的臉像用了面霜一樣柔軟。那是水在我們內裏,令我們有這光澤,這滋潤,使我們的皮膚非常柔軟,肉眼也可以看到。我必須說,這是最低要到達的層次。得到自覺的人會變得十分溫柔、十分細緻。當他與別人談話時,聲音總能給人溫暖,他具有如水流般的動感及水的涼性。這是另一種精微元素,必須在你的行為舉止、你的皮膚、你的待人接物中顯現,而你應像水一般富動感,令人涼化、具舒緩及淨化的質素。當你成為自覺的靈,這種特質也應成為你的一部分。

當你們擁有這種水的質素,同時你們也擁有火,梵文稱為Agni,即火。這是一種寧靜的火。它不會燒傷任何人。但它燒毀你們內裏錯誤的東西。無論你有任何不妥,都被燒毀,它也燒毀其他人的不妥。例如,當充滿怒氣的人走到你的面前,這種火會冷卻憤怒。無論如何,已得自覺的靈不會被燒傷,那種燃燒不會在他身上發生。明白這一點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你做了些錯事,這火或許會燃燒你,但若你是好的霎哈嘉瑜伽士,我應該說,完美的霎哈嘉瑜伽士,這火永遠不會燒傷你。就拿悉妲〔Sitaji〕為例,她跳進火堆裏,並沒有被燒傷。這就是我們需要明白,明白當你到達火的精微層次。火與水這兩者都變得神聖。

例如,無論是你觸摸的水,或是你喝的水,當你把手放在水裏,水便得到能量——那表示什麼呢?水的精微層面,水的清涼,水的醫治能力進了水裏。當水變得精微,所有那些力量便開始顯現,連肉眼也可以看到,不必做什麼實驗証明。

最後亦是最重要的元素便是大地之母。你們也許看過一張在我俄國的大宅裏拍的照片。在那裡靈量就在大地之母裏。它清楚顯現,它就在那裏,那就是大地之母的顯現。例如,我看見花朵,若把花朵放在我的房間,它們自然綻放,開得像這樣大,人們從未看過這樣大的花朵。我什麽也沒有做,我只是坐著。那麽,那些花朵發生了什麽事?那只是大地之母的法則在工作。是母親給予你所需要的滋養,令你健康地成長。這就是大地之母精微層面的作為。大地之母給予所有花朵、所有樹木生命,她也在我們身上扮演著重要的角色。但我們不但沒有與大地之母有任何聯繫,還與她割離,沒有尊重她,甚至污染她,做出各種這樣的事情,隨意砍伐樹木,令她變成一片髒亂。

大地之母是我們的母親,她很多的精微特質都進入我們體內。其中一種特質便是重力(gravity/地心吸力)。一個人變得極為吸引,這並非肉體上的吸引,而是靈性方面。這個人吸引其他人的注意,他們感到這個人很特別,這便是大地之母的其中一種特質,假若大地之母沒有把我們吸著,我們一早便被她的移動拋離大地。

大地之母還有其他特質顯現於我們內在,我們變得極其包容及有耐性。但如果你不包容,你還是脾氣差,那麼大地之母原理還未在你身上展現。看看大地之母,她容忍我們多少的荒謬,我們對她犯下多少的錯事,大地之母仍然不嫌棄我們,仍然包容我們。

開始時,格涅沙的特質就是包容。在到達極限之前,祂會容忍。同樣我們也變得極其包涵,有耐性及能原諒別人。這是擁有能量的霎哈嘉瑜伽士應有的最基本最基本的特質。

我曾經告訴你們,所有事物都在你的生命能量上顯現。你們必須明白,你們已經變得十分偉大,但這還未在其他人身上發生,還未在未成為霎哈嘉瑜伽士的人身上發生。看看那些到教堂、清真寺或寺廟的人的臉孔,看看他們,他們是什麽模樣?他們沒有從清真寺裏得到什麽,他們沒有從廟宇裏得到什麽,他們並未有在那些他們去崇拜的地方得到什麽。那些地方都是很人功化,我可以說,沒有與實相有任何連繫。只有在得到自覺後,你才能與實相連繫,並且了解所有流通於你體內的精微元素。

我告訴你們這一切,是希望你們能認識自己,確認自己,明白你們是什麽,得到了什麼。一旦你們能確認自己,瞭解自己,你們便能成就很多事情。

首先,說『我是霎哈嘉瑜伽士』是需要有一定的自信;而作為有自信的人,應該找出自己身為霎哈嘉瑜伽士做了些什麼?作為霎哈嘉瑜伽士,我可以做些什麽?有些霎哈嘉瑜伽士成就了許多奇妙的事情,他們為霎哈伽瑜伽做了很多事;而另一些仍不斷寫信給我,告訴我她的丈夫與她爭吵,兒子是這樣,她的母親這樣。你看看,常常一封接一封的信給我。你們都是霎哈嘉瑜伽士,你們要著眼於你們的精微層面,好好成就事情。他們以為我存在的目的是為了解決他們的問題,他們的家庭、工作等問題。我在這裏並不是為此,我在這裏是給予你們自覺,並讓你知道,無論你得到什麼,必須接受這是一種挑戰。若你接受這是一份挑戰,你會感到很驚歎,你是如何得到幫忙,如何得到成果。

霎哈嘉不單意味著你自然地得到自覺,它亦讓你得到自然而然的特質,整個大自然亦一樣得到。所有那些我告訴你的精微的元素,都自然而然地運作。其間,當然有天使、伽藍仙眾(ganas)在幫助你,你不必擔心。最重要的是你必須明瞭你是什麽,你得到什麽,你又面對多少事情,你已經得到它,事情是怎樣成就。當我有小問題出現,問題都能自然地解決,甚至在一些我意想不到的範疇和人事當中也成就了;一切都順利解決,無論成就了什麽,都是為著你的好處,為著你的成長,為著令你明白你是霎哈嘉瑜伽士,你已進入了上帝的國度,你必須繼續成長。還有,內省可以令你知道所有事情是否正在成就。若你常常自省,你便會很驚奇的發現,你擁有這些力量,你也可以成就奇蹟。

我祝福你們!希望你們能進一步發展已存在於你們體內的這些精微元素。它們已經存在。你們無須刻意做些什麼,只須去明白並用心感應它們的所在。

多謝你們。

Translation from Hindi: 

Those who are
searching the truth, my salutations to all those seekers. We all are searching
for the truth. But, in which place should we search that, where should we
search that, Where is this truth hiding, should be understood in the first
place. […]

聖誕崇拜 Ganapatipule (India)

聖誕崇拜

印度格納帕提普蕾1997年12月25日

Translated from Hindi:

Today, we are here to celebrate the birthday of Shri Jesus Christ. Jesus Christ’s life was very short and He spent most of His time in India, in Kashmir. He went back just for last three years and people fixed Him to a cross. It was somewhat destined. To open Agnya chakra He had to offer this sacrifice. So in this way He set up Agnya chakra. Agnya chakra is very constricted small and not easily openable because a human being got freedom that made him egoistic. […]

平安夜講話 Ganapatipule (India)

平安夜講話
1997年12月24日
印度格納帕提普蕾
我希望你們聖誕都非常快樂並能有一個非常非常繁榮的新年。我自己非常驚訝,這些來到學院的人能如此容易地學會這些難度很大的印度音樂。他們有些人只用了兩個月的時間;想想看,人們花費一生的時間學習古典音樂,而這些人卻如此快速地學會。我的意思是,他們說這是因為霎哈嘉瑜伽的緣故,但那必定真的是個奇跡,真的是個奇跡。
甚至今天來這唱印度歌的印度音樂家們也讓我吃驚,他們演唱的方式就像偉大的老師(Ustads)。我不知道他們是怎麼做到的,不知道他們是怎麼達到那個水準的。因為我知道在我家裡也有很多音樂,那些對音樂感興趣的人常常早上很早起床,每天早晨練習三個小時,晚上練習三個小時;而我發現來自各個國家到這裡的人們,並不瞭解印度音樂的一個字,卻能那麼容易就學懂。可能——我真是不能解釋——可能是他們的前世曾在印度,或者是他們都太有天賦了。我解釋不了,如果這是因為霎哈嘉瑜伽的緣故,我要說,霎哈嘉瑜伽真是一種從內在到外在都能創造奇跡的事。
我只見過外在的奇跡,但是現在這是內在的奇跡,這些從沒有唱過印度音樂,從沒有聽過印度音樂的人,在一兩個月或三個月就學懂了。不可能啊!如果你告訴別人,他們不會相信的!
現在,今天的活動結束了,但是明天我會見到你們。明天12點我們做普祭,之後的晚上,如果你們想要的話可以再有一個活動。但是白天做普祭會比較好,儘管基督是夜裡12點出生的,但是我是在白天中午12點出生的。
所以藉由祈禱和崇拜,你真的明白在霎哈嘉瑜伽裡,我們尊重所有的降世神祇、所有的先知,以及所有宗教的精髓;關於霎哈嘉瑜伽,這是件如此偉大的事,而你們全都接受了這點甚至更偉大。願神祝福你們所有人。希望明天在普祭上見到你們。願神祝福你們。
我希望明天晚上,或者早上,來自西方的領袖們代表他們的國家來決定做什麼普祭,所以你們其中的一些人如果能來,我會很感謝。明天,大概定在9點?或者10點,謝謝。
H.H. Shri Mataji Nirmala Devi […]

摩訶拉希什米崇拜 Vashi Health Centre, Mumbai (India)

摩訶拉希什米崇拜

印度孟買‧1996 年 12 月 21 日

很抱歉我要說馬拉地語,因為我要告訴他們一些我不想你們知道的事 情。

今天是個了不起的日子,我這樣說是因為我要告訴你一件偉大的事情, 就是格尼殊哇(Gyaneshwara),馬拉地語稱祂為 Dyaneshwara,祂是卡提
凱 亞 的 降 世 。 處 女 莎 娃 斯 娃 蒂 把 祂 當 作 自 己 的 兒 子 來 照 顧 , 祂 是
Ganapati(格涅沙)的兄弟,她照顧祂,也有一些描述祂是如何出生,都 是很有趣的。

但在這裡,這個地方,馬哈拉斯特拉邦,祂降生為人。也有很多非常非 常偉大的聖人在馬哈拉斯特拉邦出生。那些可怕的人卻折磨他們,我告 訴你,比基督教審判異教徒的法庭要差勁,也比任何地方的宗教法庭還 要差勁。他們受到襲擊,但這些偉人卻再次在這個偉大的國家 — 馬哈 拉斯特拉邦 — 出生。

他們都很有天賦,文筆很好,很能運用豐富的語文來書寫,你能看到格 尼殊哇怎樣漂亮地描述有自覺的靈。祂說︰「月亮沒有追逐月光,太陽 沒有追逐陽光,因此,有自覺的靈毫不介意自己的榮光,太陽一直照耀 大地,接著它收回陽光,光線做它要做的工作,太陽只是在靜觀,靜觀
光 線 在 工 作 , 然 後 太 陽 把 光 線 收 回 , 把 它 完 全 包 含 在 自 己 之 內 。 」 Samhau(即包含在自己之內),完全包含在自己之內。

若你有自覺的體驗,祂描述有自覺的靈是那麽漂亮。Namadeva 則出生比

格尼殊哇遲得多,即使只是 Gyanesha (聖人格尼殊哇的簡稱)的一小部分, 若你能經歷,你便擁有。我希望你們都能閱讀 Amritanubhava
的英文版,
試試明白祂怎樣描述有自覺的靈,你會發覺,你的內在發生著同樣的事
情,你是與眾不同,你會很驚嘆有這種對你的「真我」的漂亮描述。

我在說馬哈拉斯特拉邦人,他們極之有天份,看看他們的音樂,沒有人
能勝過他們;看看他們的戲劇,沒有人能勝過他們;看看他們的電影,
在馬哈拉斯特拉邦,只製作了不起的電影。另一個地方是孟加拉(Bengal),
這個地方,我要說,雖然是不同的地方卻是在同一層次,有天份的人在 那裡,這都顯示神特別祝福照顧這兩個地方。馬哈拉斯特拉邦人應昇進
得很高,但他們卻不停的投訴,說別人壞話,做著一些低層次的事情,
我很驚訝,我希望你們沒有受他們影響,還有是愛挑剔的北印度人,他 們都不是好傢伙。

我很驚訝你們怎樣在這個充滿各種寄生蟲的國家(印度)調節自己,因為 你們擁有生命能量,能感受生命能量。能看到你們在這裡是很了不起的,
我在告訴他們(印度人)要體諒你們,我真的對老遠來到這裡的人感到很 自豪。在這個崇拜,我想著很多在這裡出生偉大的聖人,偉大的導師, 當然還有格尼殊哇,我要說,祂是所有進化很高的靈的王,這是毋庸置
疑。

我們會在 12 月 24 日作崇拜,因為那天是達陀陀哩耶(Dattatreya)的壽辰, 在 24 號的晚上作崇拜。不管如何,是聖誔前夕,我們以此作為開始,達 陀陀哩耶也降生在馬哈拉斯特拉邦,馬哈拉斯特拉人認識達陀陀哩耶, 他們也明白 Nath Panthis。這些 Nathas 走遍四周,他們走到基輔(烏克蘭 首都),甚至走到玻利維亞,他們都是來自馬哈拉斯特拉邦,來自 Rahuri,

你能想像嗎?他們是那麽偉大,我就是期望這種事情能在馬哈拉斯特拉

邦發生。我可以肯定,總有一天,我會滿意他們所有人,不謹只滿意少
數人。

有一些很偉大的馬哈拉斯特拉邦人,毫無疑問,但他們全部人都要一起, 因為我是綜合整體的說,不是個別分開的說。我希望他們能明白我內在
的感覺,不然我只能揀選好的鑽石,抛掉有瑕疵的鑽石,有什麽用呢? 你們全都有能力達致任何高度,他們或許屬於任何種姓,任何社區,都 不要緊,他們都是出生在這個偉大的國家  […]

錫呂‧瑪塔吉女士壽晨崇拜(英文部分) New Delhi (India)

錫呂‧瑪塔吉女士壽晨崇拜

1995年3月20日 印度德里

Translation from Hindi:

What can one say on one’s own Birthday.  That which I have never dreamed possible, has happened here today. So many of you have come into Sahaja Yoga and are sitting here today in front of Me. What better Birthday can there be for a Mother.  You have received your self realisation.  So this is also your Birthday.  You have prepared yourselves for a great happening, and such a great event has never happened before.  […]

1994年12月27日聖誕崇拜 (India)

1994年聖誕崇拜
印度格納帕提普蕾1994年12月27日

1994年聖誕崇拜
印度格納帕提普蕾1994年12月27日
圣誕節快樂,並賜予明年所有的祝福。
今天我們的普祭不會太長,但是我們必須從基督的一生明白一些事。基督在一個非常貧困的狀況下出生,這顯示了靈可以生活在任何環境和任何情況下,並且直面許多來自祂本部落的反對。祂出生在一個猶太人家庭,當時猶太人不接受祂卻沒有殺害祂,這是最重要的,需要我們去理解。他們沒有殺害祂。沒有一條法律規定民眾可以殺人。實際上是那個法官,羅馬帝國的羅馬法官下令處死祂。
遵循祂的人生是非常困難的,因為祂是絕對的神性的。這就是為什麼祂——無論祂給基督徒什麼樣的規章制度要求被遵循確實是非常困難的。我認為很少人能夠遵循祂的生活,因為祂說如果你有淫邪的眼睛,你最好把它挖出來。如果你用手犯了罪,就把它砍掉。對祂來說,犯罪也是一件非常精微的事。如果有人打了你的右臉,把你的左臉伸給他。同時祂還說你必須要遵循,而不是其他人。完全遵循這些事情是很困難的,非常非常困難。
祂的一生很短暫。祂曾到過印度並住在這裏,我曾讀過一本描述關於祂的事情的書,我非常驚訝。在《往世書》裏用梵文清楚地記錄了下來,也許連作者都不知道。我的祖先Shalivanha在那裏見到了祂。他問祂你叫什麼名字?祂說:“我的名字叫Issa Massih”,因為我的國家到處都是異教徒,所以我來到了這個國家。Melecha的意思是Mal ich,那些趨向集體污穢的人。接著他說:“但是你來這裏做什麼?你回到自己的國家,教他們純潔至上的原理(Nirmala Param Tattwam)。”這令人非常吃驚,他如此清晰地運用這些詞。
這件事情用梵文全部記錄了下來,也許作者根本就不知道梵文裏寫了什麼。接著他說,“只有你可以去改造他們,你可以潔淨他們。” 但是回頭看看,祂努力去做善事,但是人們卻把祂釘在了十字架上。
如果你看看現在的基督教,你不知道對此該說什麼。他們一味地反對霎哈嘉瑜伽,他們也從來沒有試著去理解基督說過的“我會賜予你們聖靈”的意思。同時,一些來自於基督教的霎哈嘉瑜伽士卻堅守著那種制約。現在不要再這樣,那裏沒有基督。當然,我們承認祂來到這個地球上拯救我們非常重要。那是你們現在在的臺階,你們要離開它去走到更高的臺階。那並不意味著你們不應該崇拜基督,你們應該崇拜,但不是像有些人那樣仍然非常癡迷地陷在裏面的方式。儘管基督是為你們進入霎哈嘉瑜伽做準備的人。
我不知道你能從祂的一生學習些什麼?祂是最偉大的霎哈嘉瑜伽士,但是祂有那麼多力量,是人類難以擁有的。祂的犧牲精神,祂的適應性——無論告訴祂什麼祂都接受,祂接受了,祂對祂母親的愛,在十字架上祂說:“看哪,母親!” 祂只是說:“看哪,母親。”
無論如何,我們還應該知道聖經並不完全代表基督,就像所有的經典一樣。所以,有一些問題,在每一個宗教,人們已經從正道迷失,正在破壞那些聖人和宗教創始人的名聲。 這也發生在基督教國家。他們正在做恰恰跟耶穌基督教導的相反的東西。
對我們來說,我們必須認識到祂來到地球上打開了我們的額輪,這是件非常困難的事。頂輪沒有額輪那麼困難,祂住守的額輪是非常狹窄的輪穴。祂說過:“你必須寬恕你自己,也寬恕其他人。”這是額輪的口訣。這在種子口訣中我們稱之為“Ham Sham”。Sham是寬恕其他人。Ham是寬恕你自己。這是打開額輪的兩個種子口訣。要打開額輪最好是進入無思慮的覺知狀態。進入無思慮的覺知狀態,可以打開額輪。但是額輪,如果它關閉了,這可能是非常危險的,非常危險,這可能會傷害你或傷害其他人。有時,有些被亡靈附體的人額輪也被亡靈附體,他們開始隨著那些在他們體內可怕的、邪惡勢力的突變而行動。結果,邪惡勢力控制了他,而我們不知道為什麼這樣一個人表現出這樣的行為。
現在,如我們所知,美國人一直在做著很多研究,比如這種基因。他們在講述著很多他們從來沒有講過的東西。儘管如此,所有恐怖的、可怕的疾病都回來報復。他們不明白為什麼會發生這些事。儘管做了所有的研究、所有的工作,人們卻病得很重。發生這些事情的原因已超越了他們的理解力。關鍵在於,你必須在靈的保護中,在道德的保護中,在上天法律的保護中。如果你不在那些保護中,你可能感染到任何東西。
特別在美國,我發現對於宗教而言已變得非常瘋狂。他們有各種各樣的宗教,他們甚至有魔鬼的宗教、巫術的宗教。他們有各種方式的宗教。雖然他們在科學上如此先進,他們卻每時每刻生活在恐懼中。首先,人們必須接受,道德是基督教導過我們的、非常深邃的本性,非常深邃。祂說:“你不應該有淫邪的眼睛。” 即使在眼中,也不應該有淫邪。你看一位婦女一眼,這沒問題。如果再一次你看著那位婦女,那你就是淫邪的。祂如此嚴格地傳達了關於祂的道德觀的規定。
既然,由於你們是霎哈嘉瑜伽士,你們已有了完全的準備,你們有了完全的準備,你們比起其他人能夠更容易地遵行祂的法則。但是,還有些事我必須告訴你們,就像基督說過的,我會容忍反對我的所有事,但是不會容忍反對聖靈的一切。這些話是非常值得謹記的。祂是寬恕的海洋,同時你瞧祂說:“我容忍所有的事,但是不會容忍反對聖靈的一切。”
發生了這麼多令人吃驚的事,比如,就在這裏,在格納帕提普蕾,一個可笑的傢伙提出了一些對霎哈嘉瑜伽的反對。他找到了一個叫Mamlatdar的村民,意思是他是政府官員,兩個人聯合起來開始找我們麻煩。就在我們來之前十天,這個Mamlatdar被停職了。沒有人能理解。他怎麼會突然被停職了呢?怎麼回事?發生了什麼事?像那樣——這是基督,是祂的工作,也是格涅沙的工作,左脈和右脈,這麼多神祇在工作,我沒有過問過這件事。我不希望任何人被毀。但這是由於祂們會摧毀所有妨礙霎哈嘉瑜伽的人,事情是怎樣發生和怎樣解決真是令人驚歎。
所以我們根本就不應該害怕,如果人們反對我們,祂們會試著去做各種各樣的事。突然地,你就會發現解決問題的辦法,而且你非常驚歎。類似的事情在各處不斷發生著,我收到很多的來信描述說,我們的主耶穌基督怎樣地拯救了他們。
我不需要告訴他們,他們對自己的工作知道得很清楚。但是作為霎哈嘉瑜伽士,我們應該有什麼樣的行為準則?這非常重要, 就像他們稱之為"阿闍梨(Acharsahita)"。如今現代霎哈嘉瑜伽最首要的事是,你必須知道你得認出我。這非常重要。非常謙卑地,我必須告訴你——你必須要認出我,而且你必須尊重我和愛我。這些話中,如果我能解釋給你聽,就是你不能有雙重生活。你不能一方面表示你的愛,另一方面給我製造麻煩。首先迄今為止,還沒有大規模的覺醒,當還沒有大規模覺醒的時候,我們不能責備人們。如果他們不能認出這些降世神靈,因為他們沒有得到覺醒,他們怎麼能夠認出呢?但是一旦大規模覺醒後,如果你認不出,那是危險的。你不應該沉迷於以前那些荒謬的事,同樣地,就像那些印度教徒,如果我告訴他們現在停止所有的寺廟、禁食和那些婆羅米語的廢話,他們不喜歡這樣。你們必須這樣,既然現在你們成為了聖人。作為聖人,沒有種姓,沒有社會,沒有種族。但是,當你告訴任何人,他們就會不喜歡這樣。如果你告訴耆那教徒,他們不會喜歡。如果你告訴佛教徒,他們不會喜歡。他們只想保持他們的祖先、他們祖先的祖先迄今為止所做過的舊的模式。
所以認出只是意味著,不是說你能認出我是太初之母,而是意味著在你生活的每個部分,你應該知道我和你在一起。在霎哈嘉瑜伽紀律必須是自發的,我沒必要跟你談紀律,但是不談紀律,靠你們自律也不能輕易達成,所以我還是得告訴你們紀律。首要的紀律是,你必須認出我並尊重我。接著第二條紀律是,你必須學習怎樣成為一名真正的霎哈嘉瑜伽士。想想基督,如果祂坐在這裏,祂對我的舉止會如何或者祂對在座各位的舉止會如何。對來自任何一位的各種荒謬行為,對這一切,祂是很難接受的,祂不會容忍。我不介意很多事,我說:“好吧,慢慢地都會得到解決,形勢會好的。”但是我發現,還有那麼多的霎哈嘉瑜伽士沒有真正地意識到他們的責任。耶穌基督扛過十字架。在霎哈嘉瑜伽,你們不需要扛著十字架。你們只需要戴上花冠,但是你必須值得佩戴這個花冠。沒有人應該受苦,所有的事都為你們準備得好好的,就像你們所說的黃金鋪成的路,你唯一必須知道的是怎樣在上面行走。
那麼第二點,如我所說,你不應該有雙重人格,也不需單一的奉獻。你不需要一天24小時在裏面,你有自己的家庭,自己的孩子,你有自己的生活。因為這些,你應該每時每刻保持很好的連接,而不是陷入太多,這會傷害霎哈嘉瑜伽集體。你的親屬——兄弟、姐妹、母親、父親,他們會得到照顧,他們會很好,你主要的責任是霎哈嘉瑜伽。取而代之,如果你陷入這些事情,你肯定會傷害霎哈嘉瑜伽集體,並且會把它政治化。
第二點紀律是,你和其他人沒有任何關係,只和霎哈嘉瑜伽士有關係。這一點非常重要。除了霎哈嘉瑜伽士以外沒有任何人是重要的,這一點我必須非常清楚地告訴你們。當然你必須去會見其他人,你必須和其他人交談,你必須去和他們打交道,你必須把他們帶進霎哈嘉瑜伽,這是毫無疑問的。但是你不能讓一位霎哈嘉瑜伽士失望。在你們之間,如果你們存在什麼歧義,去解決它,當你們在外面的時候,你們應該表現為一個整體。如果你知道真相,那就應該沒有差異,為什麼要有差異呢?如果有差異,那你就應該發現你身上有問題,肯定的,錯就錯在你是自我中心的或者你正在為一些不是霎哈嘉的事情擔心。
即使以我為榜樣也可能是困難的。現在我有孩子和孫子,我從來不給他們打電話,從不。就是這樣,我從來不給他們打電話,我從不擔心。我發現我的丈夫對他們非常擔心,經常給他們打電話,我從來不打。首先我知道他們很好。首先,我知道我已盡職,我不會將我的生命僅僅浪費在孩子或者丈夫或者家庭上,因為我的家庭就是整個宇宙。
所以你必須要擴展自己,霎哈嘉瑜伽士必須要擴展自己,如果他們只對自己的家庭、孩子、財產感興趣的話,將會非常困難。所以這些自我中心必須消除。這些自我中心必須完全消除,你必須對生活有一個非常寬廣的視野。
由於霎哈嘉瑜伽士屬於整個宇宙這個大家庭,這對我們來說是一個非常大的強制力。就像現在的配婚。我們開始說:“我不喜歡,我不想和印度人結婚。”一些印度人說:“我不想和外國人結婚。”如果你的心胸如此狹隘,你不應該要求配婚,你不應該跑來跟我說。我們結婚是因為要完全地超越,超越所有這些所謂我們自己的宗教、我們自己的種族、我們自己的國家等等這些狹隘的想法。 如果你不能做到,你就不是霎哈嘉瑜伽士。你必須從內心擴展。這非常重要。因此,在印度稱之為種姓制度的問題——我不能理解。薄伽梵歌告訴過我幾百遍,書中描述每個人體內都有靈住守。所以你們怎麼可能有種姓制度?或許根據天資你們可以有,但是你們不能一出生就有種姓制度,這有本質的區別。有很多例子證明了這一點,可是在印度,我們被種姓制度詛咒。在西方,更糟糕的,甚至是種族歧視。種族歧視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比如說,我到羅馬尼亞,看到那裏有許多吉普賽人。他們像狗一樣地被對待,他們被視為非常下賤。這些吉普賽人真的是很好的人。他們沒有問題。至少他們的人品是好的。他們在對待婦女上有一些原則,他們過著有道德的美好生活。他們是合群的人,但是他們被如此惡劣地對待,如此不體面。甚至在印度,我不會看到這些情況發生——種族歧視。羅馬尼亞沒有那樣單個的種族。你不能說他們是德國人或者英國人或者盎格魯—撒克遜人,什麼都不是。那裏的情況比任何地方都糟糕,這讓我很驚訝。同樣在英格蘭,同樣的情況。他們被非常惡劣地對待,而這些人是偉大的藝術家,也非常有愛心。他們中的許多人也來到了我們的活動中讓我很驚喜。
所以我們的注意力應該放在生活中更廣闊的領域,放在那些受苦的人身上,這非常重要。你必須去照顧那些正在受苦的人、那些處在困境中的人、那些需要幫助的人,而不是去交一些朋友幫你掙錢或者幫你做其他的事。對待受壓迫的人要友善。我們成為霎哈嘉瑜伽士就是去幫助他們走出困境。我們必須要為他們做些事,在VASHI我開始建一個中心,窮人可以免費治療。儘管我們享受其中,但我們必須去幫助那些還不能享受生活樂趣的人。我們必須把他們帶到霎哈嘉瑜伽,我們必須想盡各種可能的辦法去幫助他們。
現在,你們應該注意到在配婚名單中,我所做的是,建立一個平衡,比如說,在發展中國家和發達國家之間,來做一個適當的交換。然後我就發現有些人對此非常傲慢。既然英國女孩應該是基督徒,法國女孩應該是基督徒,還有很多種情況。基督,祂為了受壓迫的人做了那麼多事。而這些人,當他們結婚了,他們試圖炫耀和看不起別人。他們是霎哈嘉瑜伽士,因為類似的這些原因,現在我們已拒絕了所有來自英國的基督徒女孩。如果你發展出這種可笑的優越感,這根本就不是基督徒的行為。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必須要懂得,作為一名霎哈嘉瑜伽士,霎哈嘉瑜伽紀律中之一就是,你們必須超越和克服我們正在忍受的或者其他人正在忍受的所有這些小事和所有這些限制。
當我們到達這個階段,集體性就會建立,我們必須明白人們一定要有集體性。我們必須要有一個大的地方靜坐或者我們應該要有些巨大的東西?沒有必要。禱告和靜坐,任何地方都可以。你所在的任何地方,你都能享受,你應該在那裏享受。你不應該要這要那。就像你們來到格納帕提普蕾,我知道這裏並不很舒適。甚至沒有安排一個三星級賓館,但是你們享受彼此,你們的相互關愛、相互陪伴給予每個人安慰。你們之間的愛、慈悲、整體和團結給你們帶來慰藉。這樣你們就不會去在乎,你們不會在乎自己擁有什麼樣的舒適、擁有什麼樣的幸福。這次,突然地,比預計多來了250個人,所以我們必須搭建臨時的住所,而你們並不介意,對此我非常感激。
所以,重要的不是身體上完全的寬鬆和舒適,而是讓靈感到舒適。如果你的身體需要舒適,你嘗試著放棄它。試著讓你的身體成為你的奴隸而不是讓你成為身體的奴隸。如果你不試著去做,那麼在霎哈嘉瑜伽,你將一事無成。因為你又會說:“我必須擁有一輛漂亮的汽車,然後我必須擁有一所房子,然後我必須擁有這個、擁有那個。”如果你太在乎你的身體,那麼靈,靈的光芒就會暗淡。你的臉上沒有了光彩,你的內心缺乏了寧靜,因為每時每刻,你惦記著自己身體、自己的舒適、自己的食物,這個、那個。你可以把這些事統統交托給上天。你需要做的只是審視你自己,在你的行為中,你應該誠實,你應該屬靈的,你應該交托的。這是你的工作。你必須審視,“我有沒有交托?我是不是完全地和霎哈嘉瑜伽在一起?我為霎哈嘉瑜伽做過什麼?我應該為霎哈嘉瑜伽做些什麼?” 如果你不這樣做,你的思維會向相反的方向工作。它會開始思考:“噢,這對我的孩子不好。那個不好。這是這個。”一旦你開始想我應該為霎哈嘉瑜伽做些什麼?我應該為霎哈嘉瑜伽解決些什麼?我應該怎樣來傳播霎哈嘉瑜伽?你會驚訝於你的心會進入靈的光環,沒有人需要告訴你任何事,它只是自動地工作。你擁有這個力量,你擁有所有的一切,你擁有源泉,只是必須打開它。
另外一點我們必須要認識到我們是什麼?這對霎哈嘉瑜伽來說非常重要。基督曾經說過:“我是上帝的兒子。”好吧。祂很公開地說這件事,儘管人們為此將祂釘在了十字架上,但是祂仍然說這件事,祂公開地說:“我是上帝的兒子。做你想做的。”這是事實,這是祂本應該說出的真理。
所以現在,霎哈嘉瑜伽士應該說:“我是太初之母的兒女。”一旦你對自己說這句話,你會突然開始改變,因為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地位,這是一個非常神聖的地位。一旦你開始說這句話,你就會開始明白你的責任。你會令人驚歎。那些去過假導師的人,當他們來到霎哈嘉瑜伽,他們變得非常慷慨和非常專注,非常謙虛,因為他們受過太多的苦。有時,那些直接來到霎哈嘉瑜伽的人沒有這種感覺。 當你經過一些痛苦的經驗後,你更清楚地知道你擁有什麼,但是如果你自然而然地得到,那你不明白。
所以,我們得每時每刻地反省。首先要反省的是,我謙卑嗎?我能在任何人面前謙卑下來嗎?這非常重要。但是發怒是最差勁的事。Krishna說過:“一旦發怒,所有壞事開始了。”怒火始於肝臟,所以你可以治療你的肝臟。但是發怒時你可以審視你自己,你的脾氣怎麼變壞,然後你怎樣去消除怒氣?憤怒會扼殺所有集體。憤怒會玷污所有靈性之美。當一個非常易怒的人談論神,人們會說:“讓我們遠離這個人。”
所以你們必須去除憤怒。反省你發怒的導火索非常重要。一些人認為人們有某種權利生氣。好吧,但不是在霎哈嘉瑜伽。你不需要生氣,你不需要對任何人吼叫,你不需要打任何人。如果有任何問題,你可以告訴我。但是有時候我見過人們打鬧、爭吵。我很驚訝這些人怎麼會爭吵。慢慢地,我堅信,隨著你們靈性的成長,所有這些打鬧和爭吵以及你們所說的不同幫派之間的想法都會消除。但是霎哈嘉瑜伽不會允許你們逗留在那裏。你會馬上被揭露。人們會知道你。所以試著去理解你為什麼生氣,為什麼發脾氣,理由是什麼,你不喜歡別人的地方也許也在你內裏。也許同樣的東西在你內裏存在。
所以,這是霎哈嘉瑜伽的一個非常重要的清理過程,我們非常需要基督的幫助。因為合理性覆蓋在你的額輪上,你可以將所有的事合理化,所有的事,甚至你殺了某人,你可以將它合理化。
所以如果我們不能保持額輪打開,額輪也就成了我們的敵人。絕對的。因為我們可以為自己辯護。 我們可以說,“我能做什麼?就這樣發生了。”一旦你開始這樣想,試著從後面看著自己,所有的這些事情都會消失。如果你變得很生氣,站在鏡子面前,試著生自己的氣。
接著是執著。執著是很精微的。從前,我知道西方的霎哈嘉瑜伽士,他們不太愛他們自己的孩子。現在,我發現他們離不開自己的孩子。他們根據自己孩子的突發念頭來變動整個霎哈嘉瑜伽活動。同時,印度的霎哈嘉瑜伽士也如此。他們對自己的孩子非常執著。他們始終是這樣,他們對自己的孩子一直很執著。我已經給你們解釋過那種執著導致愛的死亡。假如你愛某人,就只根據那個人的需要去愛所有的人,你必須要改變。你不能只執著於一點,這不是你的責任。這是上天的責任,把它交托給上天,你會看見的。因為這不是你的責任,你的孩子會改善,你的人際關係會改善,所有的事都會改善。你的局限性會影響所有的人際交往,實際上我得說這種有限的人際關係會同時阻礙真正的交往。
所以對於你們到達什麼程度我有一個非常廣闊的願景和寬廣的理解。如果你來到大自然,你就可以很好地學到。看看這水,它澆灌了所有的樹。所有一切都被祝福。它並不執著於任何一個,任何一棵樹或任何地方。如果那樣做(執著),整件事就會完蛋了。如果你想著集體,你必須非常地無執著,不被那些很小的人際關係所驅使或說服。跟隨霎哈嘉瑜伽比跟隨世界上其他任何人要容易得多。因為其他人不是自覺的靈。你們全都是自覺的靈。
還有其他的執著——對金錢的執著。非常令人驚訝,他們有時對待霎哈嘉瑜伽就像是一個商店或者一個市場。所以他們說,“母親,你能不能打對折?你能不能打四分之一折,你能不能給我們一些讓步?一些銷售,你懂得。”至少有35%的人來這裏是免費的。而那些可以付錢的人想要對折,低於對折,但是我不知道該對他們說什麼。我是說這裏是你真正能給予一些錢的唯一機會。不需要一個人拿出所有的錢,你們可以分擔,共同分擔,這樣大家一起會很容易,因為他們沒有那麼多錢來到這個國家,他們沒有那麼多錢生活在這裏。因為我們在談論普世生活,我們必須明白我們必須和他們一起分擔費用。如果你只明白這麼一點,我告訴你,你對金錢的執著會消失。你必須分享。但你不想分享任何事,你可能會有一千萬盧比,但是你不想分享。在霎哈嘉瑜伽,很多人變得很富有,但是他們不想分享。我不是說我們在這裏是為了錢或者其他,但是最重要的一點,基本原理就是應該和其他人分享的態度。霎哈嘉瑜伽給了我們很多。我們為它做了些什麼?我們在哪里分享了?
另一方面,我們有些人非常——非常貪婪,他們想要更多。有些人一直借錢,有些人一直為了他們自己的目的利用別人。所有這些瑣碎荒唐的事不是為了霎哈嘉瑜伽。你們不需要。任何你想要的東西,你只需請求,你就可以得到。所以有些人想試圖去剝削一些人,而有些人想試圖為自己節省。你們應該心胸開闊。因為你的頂輪在這裏打開——你們知道,這裏是心輪,心輪打開,頂輪也就打開了。打開你的心,打開你的心,然後你才能享受你自己。
現在假如我想用眼睛看一些事,但是我的眼睛閉著,我能看到一些事並享受它嗎?如果你必須要用心去感受一些事,但你的心關閉著,你怎麼能夠?你怎麼能夠感受到它?所以打開你的心,打開你的心。這樣,你就會意識到事情並沒那麼困難。對我們來說一切都非常容易,但是我們必須打開我們的心胸並且互相尊重。霎哈嘉瑜伽士必須互相尊重。有人黑、有人白、有人高、有人矮、有人像那樣。上帝創造了多樣化,否則我們所有人看起來像一個團隊編制。所以我們應該享受這種多樣化,帶來美麗,創造之美的多樣化。
所以所有這些外在的事不應該以任何方式給你留下印象。人們應該潔淨、優雅、整潔——這是很特別的。但是所有人應該像你一樣是不對的。在印度,如果有人不得體地講英語,那他就會被指責,就像列入了種姓制度的名單。這是如此奴性的觀念,非常奴性。無論你是否懂得你的語言、你的母語、印地語,都沒有關係。你必須懂英語。如果有人說“英語”,他完蛋了。哦,我看到過日本人、中國人、法國人,其他任何人說得很糟糕,我是說可笑的英語,我應該說,但說得最糟是英國人自己。英國人完全丟失了英語的感覺,但是在裏面有什麼?除了一個在此已三百年的、對他們自己沒做過任何好事、兩手空空的政權的奴性觀念外,其他什麼都沒有。甚至印度的基督徒相信基督出生於英格蘭,你相信嗎?他們中的大部分人都相信。
所以生活的基本要素是無論我們出生在哪個國家都為之自豪,我們必須愛自己的國家,但是我們不應該認同於它。這個國家所有的錯誤我們都應該去批評,去發現。我們不應該接受它們,不應該成為那些局限的荒謬的人的一部分。你有沒有超越你的國家?你超越了所有這些局限,你現在已成長強大,你怎麼能呆在一個小池塘裏呢?你需要一個海洋,否則你會窒息的。
另外一件事是,你們不應該用太多機器製造的東西。盡可能地試著不用。這些機器為我們製造了很多問題。我們應該穿戴一些手工做的或者人們用某種小的普通的機器製造的東西,那些機器不需要冒出很多的煙。作為霎哈嘉瑜伽士我們應該非常清楚地意識到生態問題。但是有一件事我知道,哪里有霎哈嘉瑜伽士,哪里的生態問題就會因為生命能量而得到解決。但是只有當你想要去與生態問題鬥爭時,生命能量才會解決這個問題。你到任何地方,都會發現很多的污染、很多的污染。怎樣與這些污染作鬥爭?就是把注意力放在生態上。我們是不是正在生產所有這些破壞環境的東西?我們有責任,我們必須去做。不然誰會去做?
所以一方面,我曾告訴過你們的,我們必須照顧那些比我們貧窮的人,那些不幸的人。我們必須照顧那被荒唐東西糟蹋的環境,並採取一種生活方式,一種更簡單的生活方式——我們不用這麼多的車輛,不用這麼多會製造問題的東西。就像在德拉敦,他們告訴我他們有很多這種三輪車以至公共汽車停運了。為什麼?因為乘三輪車更便宜,所以他們乘三輪車,這樣到處都是三輪車製造的黑煙。一名霎哈嘉瑜伽士絕對不應該為了省錢去乘三輪車。最好步行或者乘不製造太多這些黑煙的車。我們可以用很多方法來真正地去支援改善生態問題,因為這是我們的一部分,我們的一部分責任。
直到47歲,我只穿純粹的印度土布,純粹的印度土布,甚至沒穿過真絲,直到47歲。然後當頂輪開啟後,那時我才開始穿其他的布料。我們的生活應該這樣,我們應該對周圍的任何發展靈敏。這只是我們的注意力,你怎樣將注意力放在事上。就像現在,有那麼多新生事物來到印度,到處都是。一天,我告訴一個人,你為什麼不從德國進一些鵪鶉。他說:“我不知道,德國有鵪鶉嗎?”我說:“在德國鵪鶉產業很大。你說什麼?”“母親,你是怎麼知道的?”我說:“我知道。”一旦我來到一個國家,我知道那裏所有事,所有的細節。我感到很吃驚他們有這麼大的產業,他們卻從來不知道他們有鵪鶉。同樣地,在我們的國家,我們不知道我們有什麼,我們有什麼樣的藝術性的東西,什麼是可以用來幫助窮人的。我們從來都不知道這些。
為什麼基督出生在那樣的條件下?是因為祂想給那些窮人祝福,用靈性來幫助他們。但是我們沒有去操心,我們沒有去操心看看哪里貧困,我們怎樣來幫助。你們可以,想盡一切辦法,你們可以在任何地方,用各種辦法來幫助他們。你們理解自己的國家非常簡單,問題在哪里,為什麼人們很窮而我們不能幫助他們。我們必須插手此事。除非你將你的光照進這個社會,否則我們什麼都沒有做。我們只是享受我們自己的霎哈嘉瑜伽,享受Ganapatipule和所有這些。但是其他人怎麼辦?
所以要對藝術敏感,對音樂敏感,對就在那裏的所有創造性的事物敏感,我們能用這些創造性的事物為其他人做些什麼?注意力應更多地放在這些事上而不是放在其他無用的事上。你們不需要對政治太擔心。這會被全部揭露和完結,這將會沒事。讓他們爭鬥,讓他們做自己想做的。他們是很愚蠢的人。你們的注意力應放在你們怎樣能夠更富創造力,怎樣去幫助人們,以及你們怎樣去做和做什麼。
所有事中有一件事——那就是愛,你們所說的慈悲,憐憫,就是來源於愛和情感,而這在任何一個霎哈嘉瑜伽士生活的每個領域,都應該真正發自內心地表現出來。我不喜歡這個,我不喜歡那個,這種人從來都不是霎哈嘉瑜伽士。那種人一說“我喜歡”,我的喉嚨就感覺不好,但是有人買了水果。為了讓他高興,我吃了。不管怎樣,一點點,但我確實吃了。只是為了讓你們高興,我穿這麼重的沙麗,你們中沒有一個人能穿,我可以告訴你們,只是為了讓你們高興。所以我們在做些什麼讓其他人高興?你應該有取悅別人的品格。而不是想著人家怎樣來取悅你。“我不喜歡這個,我不喜歡那個”,取而代之,我做了什麼讓其他人高興的事?
要取悅上天,我們的品格,我們的行為應該完全地純淨。我知道有些霎哈嘉瑜伽士創造了奇跡,他們做得非常好,但是他們可以比現在做的更多,更多,更多。
所以在今天基督誕辰之日,我要告訴你們的是,要遵循祂的一生是不可能的,我認為的確是非常困難。但至少,人們必須向祂學習,祂在我們前面,讓我們試著沿著祂的簡單,祂的誠實,祂可以為上天做出犧牲的方向前進。
願神祝福你們。 […]

羅闍拉希什米崇拜 New Delhi (India)

羅闍拉希什米崇拜

1994年12月4日

印度新德里

今天我們崇拜羅闍拉希什米(Rajalaxmi),即作為君王的女神。我們要知道,在政治制度上出了很多問題,人們忘記正義、公平地對待別人及為人群謀求福利。這統統都喪失了,不單是在印度,在日本、英國,甚至所有自以為有民主的國家都是這樣。那些得到自由的國家盲目跟隨大國,如美國、俄國、中國、英國,而不知道自己走離了多遠。

例如在英國,你看那皇室的行事,便會感到驚訝,且十分歎息。他們就好像一些十分原始野蠻的人去管理民眾。那些帝皇、女皇,沒有個性,沒有責任感,完全沒有那作為帝皇、女皇的素質,完全沒有順服於羅闍拉希什米。相反,他們會做出愚蠢的事來。好像法國的總統,竟然有情婦,並求取小利。

很多國家的統治者都是一些十分低層次的人,他們卻去管理國家,掌管人們的福祉。若看資本主義的國家,如日本,人們只關心自己的益處,並不關心整個社會。共產主義國家也是這樣,得到權力的人都變得十分腐化。另一些國家,又有像希特勒這類的領袖出來,去損人利己。那些人完全沒有個性,完全沒有比一般人高尚情操。他們如何去統治別人?這是完全沒有可能的。

在印度歷史上,出了很多偉大的君主,因為我們的百姓都是偉大的人,有很多聖人去教導君主,作他們的導師,如施華王(Shivaji)有他的導師,君王闍拿迦(Janaka)有他的導師,君王羅摩(Sri
Rama)也有他的導師。他們都是真正的導師,他們的生活完全像一個聖人,無論在外在內都是真正的聖人。人們也接受君主要有靈性的背景,他們會尊重有靈性的人。他們和今日的人完全不同。

直至英國人來到,不知當中發生了甚麼。大部分人都不喜歡英國人的生活方式,做事方法。但那些不同地方的皇帝、女皇,以為自己是十分高尚的人,本應保存自己的文化,但卻吸煙飲酒,還說是學習其他政府人員的做法,如來自瑞士、英國和澳洲的皇室都是這樣。他們認為我是十分落後的人,不飲酒、不跳舞。在軍方人員中,也同樣有很多十分腐化的人。那些統治階層都一窩蜂地跟隨英國,他們都是十分低層次的人,不懂得自己國家的一切,卻只認識英國。在整個教育制度上,他們學習西方文化,學習英國,對自己國家卻一無所知,更不關心印度。在醫學上,他們不接受本土的醫術,覺得這是十分無用、原始和落後。

你們可以看到印度這個國家,如何由偉人統治、尊重靈性生活,到現在衰落的情況。在印度獨立以前,我們要對抗英國,那時的人都十分好。記得有一次我們一家人去看曲棍球比賽,我父親的車上插了國旗,軍人要他取下來,我父親說:「除非你割下我的頭顱,然後拿去吧!」所有孩子都站在父親那邊,那軍人便感到驚慌,於是跑了。那種熱誠、愛國的精神,我們就是用這種特質去對抗他們。

但英國人分裂印度,令印度人未得到自由以前,已互相鬥爭。我不知道要責備誰。若人們拒絕這種分裂。就不會令孟加拉變得十分窮困,若與印度聯合便不會變成這樣。巴基斯坦現在也變成空殼國家,甚麼也沒有,沒有工業,只有戰爭,國家沒有發展。一連串的戰鬥,改變人們的價值觀,現在人們再沒有價值觀。

印度也是同樣糟。以往有很多偉大的人為國家犧牲,今日在位的人都改變了,完全倒轉過來,只是自我中心,只為自己利益,只為自己家人利益,只關心如何把錢財轉入自己在瑞士的戶口。在我的生命中,我親身經歷過人們怎樣為自由而奮鬥,但那些當權者對這些卻絲毫不記在心中。我的母親、家人、朋友,甚至貧窮的人,從沒有想過要去歛財。這是為了甚麼?若你在心中已是滿足,已得到自由,這就足夠了。但現實中,是那些十分低劣的人,他們沒有為國家做過甚麼,沒有犧牲甚麼,卻被提升到統治階層,那些好人卻被壓下去。

若他們熟悉施華王、闍拿迦這些賢明君主的歷史,便知道他們如何崇拜太初母性力量(Shakti),所有的力量都去崇拜那原初力量,這力量令人們提昇至得到正道。但事情卻漸漸變起來,人們再沒有以往的特質,人們的態度改變,這都是由於那些低劣的人冒起頭來。

記得在我結婚以後,有一次在房子外的花園中,有三個人來找我,那時我懷了孕,正在講故事給孩子聽。那些人要求我給他們房子往。我父親留給我的房子很大,有廁所、廚房及所有設備,還有獨立的門戶出入,不會打擾家裡的其他人。他們是難民,需要留下來住幾個月。我答應把父親的房子給他們住,任由他們使用房子的設備。黃昏時,我的弟弟、家人及丈夫回家,他們都是朋友。他們看見那三個人在房子裡,便向我大聲說:「為甚麼把這些人留下來?他們在這裡做甚麼?」我說他們都是很好的人,我憑生命能量知道他們不是壞人,他們只是在這裡住,沒有其他。家裡的人卻不同意,一定要他們離開。我說:「不是因為他們是難民,便要他們離開吧?」

整個社會都完全改變,一個人的價值在乎他有沒有錢。若那人沒有錢,你就不會尊重他,信任他。剛剛相反,你們不要信任有錢人,窮人比有錢人更加誠實,那些有錢人的錢都是欺騙得來的。

雖然家人要求那些人離開,但我堅持他們留下來,因為那房子是父親給我的。那些可憐的人便住了一個月。那時錫克教徒逼害回教徒,那三個難民便是回教徒。有一次有些錫克教徒到家裡來找我,問我有沒有收藏回教徒。我說那三個人不是回教徒,我是向他們說謊的。他們說我為何如此肯定,我回答說我是印度教婦人,我的額上有吉祥痣,我怎會收藏回教徒呢?他們用沾有血的武器來恐嚇我,家人都說由他們離開吧,但我不害怕,我十分鎮定。那些錫克教徒都有點慌張,便相信,然後離開。後來,那三個難民離開了,其中一個後來成為十分出名的女演員,另外兩個分別成為著名的詩人及十分著名的作家。之後,有些人想拍一部有關年青人的電影,那時我是電影會的副主席,他們想找那女演員拍戲,我說:「你們去找她,但不要提起我的名字。」因我知道若提起我的名字,便好像強逼她接受拍戲一樣。他們找到了她,她提出很多要求,要花上很多錢,但那部電影是慈善性質的。我說不要緊,完全答應她的要求。在開幕典禮上,她看見了我,眼淚不斷流下來。她走過來向我問好,有人對她說是我支付所有費用的,她便說:「我的天呀!我的天呀!怎能夠這樣?」她說:「拿走這些錢吧,一切由我支付,沒有人知道那位女士為我所做的事,沒有人會這樣做。」她不斷的哭,然後致電給她的丈夫及那詩人,前來道謝。

那時我只是將父親的房子給他們住,雖然家人反對。那時他們不知道如何去相信別人,但我完全相信他們。家人說那些人可能會害我,把我的頭顱割下。但他們為何要割下我的頭呢?他們想盡古怪的念頭,但最令我難過的,是他們害怕,因為那三個人沒有錢,這便是事情的始末。我們爭取獨立、自由以後,金錢的念頭便來了。沒有錢,窮人並不在乎,他們吃簡單的食物,然後睡得很好,當然他們不像現在的人那樣貧窮。我當時的理解,那些有地位、有權力的人,明顯是害怕所有人,這便是我們衰落的開始。我們害怕,在位的人也害怕。他們害怕失去地位、權力、金錢,這令他們變得瘋狂。如果我本是沒有錢,那又怎麼樣?所有這些觀念,都是由國家分裂開始的。

我年少時,我父親從不鎖起門戶。我們家裡有一座十分美觀的留聲機,有一次有個賊人偷去家裡的留聲機。我父親說:「可憐的賊人,他一定十分喜歡音樂,不然為何要偷去那留聲機?但他只偷去留聲機,沒有拿去唱碟,如何聽音樂呢?」我母親說笑道:「好吧!我們去登個廣告,說偷去留聲機的人請把唱碟也拿去。」你看,他們是十分自然的表現。我父親有錢,那賊人沒有錢,他偷去那留聲機,我父親可以當他犯下刑事罪行去處理。他是律師,十分熟悉法律。但他不會做這樣愚蠢的事,他只想到那賊人喜歡聽音樂,故偷了留聲機,卻沒有把唱碟拿走,我母親便說,登個廣告叫他把唱碟也拿去吧。

我父親也是政治家,那時當政的人只希望提升那些人,使他們也可擁有自己所擁有的。那時所有有錢人都十分慷慨,把錢財捐出來。如在我們地方有一個十分有錢的人,他捐出所有錢興建大學,印度以往所做的都是靠這些人的慷慨。他們從沒有想過要自己的子女愈來愈有錢,他們有錢便捐出來,造福人群。因為羅闍拉希什米的特質,因為拉希什米的責任是改善人的生活,這種特質表現出來,他們便不用思考,自然慷慨起來,希望能造福他人。他們不用向自己說甚麼,便會行出來,認為改善他人的生活是自己的工作,不像現在的政治家、政黨那樣。

女神拉希什米對政治的影響,第一個特質便是慷慨。好像君主摩訶維亞(Mahavira耆那教大雄)在王宮的叢林裡,身上只包著一塊布。克里希納(Krishna)去考驗他,化身成一個乞丐,向他說:「你看,我沒有衣服穿,你還有一塊布裹著,何不脫下給我,這裡離王宮十分近,你可以回宮穿回你的衣服。」摩訶維亞說:「好吧!」他脫下那塊布,自己找塊葉子遮蔽身體,然後回到宮中。但那些耆那教徒卻以此來侮辱摩訶維亞,塑造赤裸的雕像,將身體隱蔽處都顯露出來。這證明他們沒有向女神崇拜,因為女神善於裝飾;她是你們的母親,喜歡將你們裝扮得美麗。

又好像闍拿迦,他是君王,因此穿上華美的衣服及戴上飾物。有一次挪支塔那來找他,他奇怪為何自己的導師要他見這位君王。他穿著華麗,又欣賞很多舞蹈表演,他不像聖人,他只是一個君王。心想:「我的導師為何會觸摸他的腳?為何要我來找他?」闍拿迦知道他心裏所想的,便問他來這裏做甚麼。挪支塔那說他的導師叫他來求取自覺。闍拿迦說:「你可以拿去我的王國,但不能得到自覺。」挪支塔那說:「你要求我做甚麼我也照做。」於是闍拿迦將一把大劍放在他頭上,叫他睡覺,但挪支塔那怎樣也不能入睡。有一次王宮失了火,所有人都逃跑,但闍拿迦卻獨自安祥地靜坐,挪支塔那看見闍拿迦仍在靜坐,十分失望,他也離開了。再返回王宮時,發覺並沒有燒過的痕跡,闍拿迦也絲毫沒有損傷。闍拿迦說這只是幻覺,王宮並沒有失火。挪支塔那才明白自己錯在那裏,他懷疑上天的力量,懷疑闍拿迦,只因為他是君王,只因為他的衣著,他沒有看見闍拿迦內裏的力量。就好像我結了婚,戴上頸鍊,依照傳統去做,但我內裏卻是不同的。闍拿迦內裏是完全的聖人,是十分高尚的聖人。

當你得到地位時,這些事情都會出現。就好像在霎哈嘉瑜伽,有些人成為領袖以後便自以為是。領袖只是個幻相,在霎哈嘉瑜伽無所謂領袖,完全是個幻相。但他們走向自我,自我不斷膨脹。自我的問題很容易解決,若那人崇拜羅闍拉希什米,她便給予那人得到平衡。她坐在大象之上。對女士來說,坐在大象之上並不容易。我也坐過一次,並不容易。你要不害怕,而且要保持平衡。

女神的祝福是巨大的。她的第一個祝福是使人變得高尚,有尊嚴,具有作為女皇的尊嚴,你是女皇,你不能表現得像街市潑婦。透過她的祝福,你得到尊嚴。這尊嚴充滿愛,這個性表現出來,全是愛及造福他人,並沒有其他。她雙目所及之處,便得到祝福。她是最高的,人們還能給她甚麼?那些所謂的政客、總統、統治人民的人,他們全都是乞丐,他們總想著如何得著利益,如何歛財,其貪念有如乞丐,他們沒有資格去統治人。作為統治者,第一是要單純地祝福他人,只想到別人的福祉,這便是女神的祝福。

女神的第二個祝福是使你發展出一種性格,具有尊貴及富幽默感,明白他人的處境。有一個故事,說有個國王騎馬出巡,遇上一個酒徒,那個酒徒就像今日的政客,他說要買下國王的馬。那國王說:「今天不成,明天吧!」到了明天,那酒徒十分謙恭地去見國王帝,國王說:「你要買馬嗎?」他說:「不,想買馬的那個人已死了。」任何人在這情況下都會生氣,會把那酒徒痛打一頓,因為他說的是這個,做出來的卻是那個。但國王沒有這樣做,因為他知道那人是酒醉才這樣,並不是清醒時做的,因此對他說明天才賣馬。只是有羅闍拉希什米祝福的人才能這樣做,不然已大發雷霆了。若好像其他的國王一樣,愛開槍殺人,虐待別人,給別人苦難,這些人沒有資格稱別人是罪犯,但我們卻接受這些人,接受他們成為導師。

羅闍拉希什米處於正道(Dharma)。如果有人違反正道,她會用盡一切方法去幫助那人。但若那人不行正道,她便不再做甚麼了。她有上天的判斷力,知道那些人要得到幫助,那些人要受到懲罰。我們也需要這種特質,不然便會被小人圍繞,教你做甚麼甚麼的。有一次,有一個對瑜伽十分感興趣的政客,來向我說要我們怎樣怎樣做。我說好吧。有三四個大學教授來找我,說那個人是政客,是個壞人,要小心他。我問:「你如何知道?」他回答說:「因為他是政客。」我向他說:「我十分清楚那個人,他奪去婆羅門的妻子,他自己並不是婆羅門。他又到處欺騙別人,聚歛錢財。」他說:「你完全知道嗎?」我說:「知道。」他問:「那樣為甚麼你讓他接近你?」我說﹕「你覺得他很接近我嗎?」他說:「是。」我說:「你完全錯了。」我說:「他接近我,但不是因為他有甚麼了不起。相反,正因為他是壞人,他來到我面前總是件好事,至少我可以改正他,使他不再害人。」但人們不清楚他,只看到他和我說話,便叫我小心他。

故此要有上天的判斷力。如果君主沒有這種判斷力,他便會懲罰好人,幫助壞人。如果你是自我中心,便會失去上天的判斷力。你要完全脫離對權力的執著,要完全的脫離。羅闍拉希什米並不關心權力,不像那些人要別人吹捧,把他們抬到十分高,要人們不斷奉承。這類政客以為自己十分偉大,十分重要,完全不知道自己所做的錯事。但有自我尊嚴的人,卻十分清楚自己是甚麼。人們向我說甚麼我都會聽,都會安撫他們,但我不會接受他們所說的。

有甚麼所謂偉大的事?事情便是這樣,有甚麼偉大可言?好像有一盞燈在這裡,這便是一盞燈,有甚麼偉大?沒有所謂甚麼偉大不偉大。我是太初之母(Adi
Shakti),就是太初之母,有甚麼偉大?若你是君王,就是君王,那又怎樣?若你是篡位者,可能會有自我,但若本身是君王,便是君王,有何自我可言?若你是受女神的關注,這便是你唯一的享受。你也許有鑽石,也許有銀器,對你也沒有分別。

很多人都誤用經典,以為羅闍拉希什米騎在大象之上,表示高貴的人便要坐大車。她騎在大象之上,是因為大象是最高的動物,是充滿智慧及仁慈的動物,故羅闍拉希什米要騎在大象之上。她騎在大象之上不是去炫耀,她是要坐在高處,觀看四周所發生的事情。因此才坐在高處,目的不是去炫耀,目的是要能更清楚地察看其他人。

若有人得到高位,因會為他們的腦子向下看,便以為自己十分尊貴。好像我坐在寶座上,這寶座不能給我甚麼,相反是我令這寶座得到意義。若你是君主,便要坐在寶座上,沒有甚麼了不起。但很多人卻害怕失去座位,好像別人欠了他甚麼似的。因此那些人在位,便不斷聚歛搜刮,使自己的屋裡放滿沒有用的東西。

作為君主,應以人格的尊嚴去裝飾自己。所有外在的飾物,如王冠、項鍊等等,只不過是讓別人知道他是君王才戴上的。這些飾物本身不是裝飾,相反是君主去裝飾這些飾物。好像我們在街上找個乞丐,替他裝扮,要他穿上帝皇的衣服,戴上飾物,然後把他放在高台上,任何人看見都會大笑。沒有人當他是君王,因為他根本不像君王,他的樣貌及舉止不像,頭腦也不像,他沒有那信念、尊嚴與智慧,他完全不像君王。還有一個君王,他想穿一雙鞋子,外形像雀鳥一樣。我看見他這樣愚蠢,穿上這樣的鞋子,顯得十分古怪。這個君王卻愚蠢得不知道。

你們看到很多這樣愚蠢的事。對我來說,我完全不同。他們認為這些東西十分重要,要不斷聚歛。有一次有個男士來我這裏吃晚飯,他戴上花環,我問他為甚麼要戴花環,他說是自己買的,人有我有。我覺得十分可笑。在印度,只有神祇才戴上花環,即使有人被戴上花環,他戴了便立刻除下來。還有一位女士,在印度買了一個花環戴上,人們便大笑起來。印度人知道這分別,你不是神,不可以去買個花環戴在自己頸上,你要有這個本質才成。

一個在本質上便是君王的人,在他內裡會有羅闍拉希什米的祝福。她如何做?她對這人做了甚麼呢?首先她會把她的名字放在那人的心中,她會親手寫上。人們會崇拜他,欣賞他,希望他的本質也在自己身上。

羅闍拉希什米的另一個祝福,是她賦與那人一個特別的身體,這身體能發放生命能量。他不是那些自私的人,不會利用廣告去宣傳自己,吹捧自己。他的存在已表明了自己。在我們的時代,有很多這類的人,他們可能已不再活躍,別人不認識他們,任由愚蠢的人上台去領導他們。但他們的心裡有羅闍拉希什米寫上的名字,他們曾受到羅闍拉希什米的祝福。

作為一個政治家,一定要知道,他不是要去賺大錢,不是要去大肆宣傳自己,不會為自己的利益而令整個國家翻天覆地。他不用去殺人,槍殺那些反對他的人。他要知道,他的存在是要得到作為一個好人的聲譽。

好像君王羅摩(Sri Rama),他是只為人民求取福樂的君王,毫無疑問,他是一個十分好的君王。但當別人說他的妻子曾與羅剎魔羅伐那(Ravana)在一起,說他的妻子不純潔。他清楚知道他的妻子是完全的純潔,但為了杜絕別人的謠言,他把妻子流放在森林裏,以停止人們一切的壞話。

但你看今日的政客,他掌權後,他的兄弟、家人如何以此牟利,他的妻子如何以此掏大錢,人人都在背後說他只為了錢,把公款花在沒有意義的東西上,只管揮霍。人人都在背後這樣批評,但沒有人會在他面前說出來。因此作為一個君主,最重要的是他只擔心自己的人格是否完整,而且還要懂得寬恕別人。好像在印度有一個政客,他有六十五個妻子,這只顯示其人格的低劣。他要有很多女人圍著他,他擁有很多女人,以表示自己十分有權力。

以往的日子過去了。但我要說的是,那些不配受羅闍拉希什米祝福的政客,他們會被送到監獄去,會失去位置,會被人趕出去,或逃到西方去。他們的罪行會完全暴露出來。他們會勉強地做下去,表現自己是統治者,統治別人。但事實上,這只是一個徵兆,表示女神羅闍拉希什米的祝福已離開這個人。這些事情一定會發生,我十分肯定。

在霎哈嘉瑜伽,我實在感到稀奇,你們當中竟有人把自己當作政客,製造一群群的人,和這一群有甚麼溝通,然後又去影響那一群,這顯示你本身已失去了集體性。一個好的霎哈嘉瑜伽修習者,會把所有人都聯繫在一起,因他看到集體的光芒。製造集體分裂的人,對他及對別人都十分危險。現在你已進入神的國度,受到上天的祝福。當然你們要衣著整潔,舉止良好,做事有系統,有計劃。但在這一切之上,你要知道,你是霎哈嘉瑜伽修習者。你們是十分特別的人,你看在這世界上,有多少人能成為霎哈嘉瑜伽修習者?

你們都是十分特別的人,因此要把自己成為羅闍拉希什米的美麗工具,別人看見你都推崇你,明日你便可以管治世界。我不希望你們加入政治或脫離政治,我希望你們首先要得到羅闍拉希什米的祝福。然後你們才知道自己的國家有甚麼問題,你可以做些甚麼,你做事的目的是為了甚麼,你為甚麼要從政,你有甚麼計劃等等。

注意力由內轉向外,那些終日掛念自己親人,父親有病,母親有病,兄弟有病,這些人做不出甚麼事來。

印度爭取獨立的時候,我們放棄學業,放棄家人,我們都是十分年青的人。你們要知道,若你們想從政,首先一定要得到羅闍拉希什米的祝福,你要在自己身上建立尊嚴。我從心裡祝福,願這些人能在世上出來。

願神祝福你們。

Translation from Hindi:

Now what can I speak in Hindi.  You must have understood that.  As you can see, a lot of people from outside
have come, and wherever I go, they come with Me, […]

錫呂 力量 摩訶卡利崇拜 Bangalore (India)

錫呂 力量 摩訶卡利崇拜

印度班加羅爾1991年12月9日

你們現在全都來到班加羅爾(Bangalore),你們昨天到過曾被Mahishasura統治的邁索爾(Mysore)。這就是你們為何拿不到食物的原因,它越超你。在這種地方最好不要進食,對嗎?這是一處很美麗的地方,班加羅爾是很美麗,天氣很好,你發現惡魔通常都住在這樣的地方,就像浦那,你知道Rajneesh在那裡,這裡則是Mahishasura。他們通常想找一些冷的地方居住,因為他們的身體有太多熱力。現在你也知道,這裡還有一個惡魔要被揭露。為此,透過今天的崇拜,我們應該能辦到。

在往昔,當女神要對抗惡魔,惡魔並未像現在那樣牽涉入人類。他們沒有做導師或是什麼。現在,在鬥爭期,我們發現他們進入了求道者(sadhakas)、虔敬者的腦袋裡。要移走他們很困難。一旦他們進入求道者的腦袋,求道者便理所當然被附上,他們因此受苦,出各種問題。儘管如此,他們仍貼附著這個人,因為他們受催眠,受很深的催眠,催眠令他們固執堅定,即使要死,仍不肯放棄他們的導師。重點是在鬥爭期有很多求道者,他們急於追尋,四處尋找任何能找到真理的途徑。你也知道,當市場有需求,便會有人出來推銷,這就是為何這麼多人出現,想把這些事物,這些把戲推銷給人。他們大部分都走到西方國家,因為那裡的人有錢。感謝天,印度並不太富有,所以他們不能愚弄我們—特別在美國。美國人接受這些人就如魚喜歡水,非常簡單。我到那裡,告訴他們,警告他們,他們卻充耳不聞。他們不理解任何不用花錢的東西。儘管如此,你們很多人都能來到霎哈嘉瑜伽,取得實相,這是你的命運,一份來自前世的福份。你能清楚的看到,來到霎哈嘉瑜伽,現在你已經成長了很多,變得那麼成熟,也明白他人在做的事情是完全錯的。

有人告訴我這個約翰童子(Boy John)((George)佐治)同性戀的不當行為,他們還呼喊︰「羅摩萬歲,克裡希納萬歲。」全都是荒唐的事物。我發現這個故事在喀拉拉邦(Kerala)很普遍流行。他們說,當克裡希納變成…我是說毗濕奴,當祂變成摩醯尼(Mohini),祂有個從濕婆神而來的孩子,真荒謬。現在,穆滴(Murti)告訴我,當我告訴你這個故事,你說︰「這是種褻瀆,是種罪孽。」我也有同感。與毗濕奴這類神祇玩耍是很危險的,祂是很危險的神祇。濕婆神最終也很危險,但要花點時間才會這樣。就毗濕奴而言,我們要很小心,這種不當的行為,我也不知道有什麼會發生在他們身上。他們是那麼愚蠢,很愚蠢。他們要判斷衡量,若你做的事情是對他們好的,是受神所祝福的,為何你會染病。

有一千萬普通人走到一處荒謬的地方,做這種Ayappa事情。他們整月穿上黑衣,面上長滿鬍鬚,挨饑抵餓,一起走上千里,行各種苦行一個月。十一個月裡,他們做著這種事情,這種荒謬的事情。現在這種事情變成一種時尚,在喀拉拉邦,像慢跑或某些類似的事情。這年,有一千萬人做著這種荒謬愚蠢的事情。我是說即使在印度,也有這種愚人,你能看到這種情況。他們的數量不多,我是說與美國相比,按比例。

在印度,我們很受儀式禮法限制,特別在南方,我們有很多儀式禮法。若你拿出一些手錶,瑞士製造的手錶,或類似的東西,人們便大受吸引。對他們而言,你能擁有瑞士表是很了不起。他們都是單純的人,不知道降世神祇不會玩這種把戲,真理應建基在傳統,在shastras。它不能越軌,任何越軌的事情,既是異端亦是褻瀆。就如我那天告訴你,談及知識的人,像穌菲派,他們得到自覺,真正的穌菲派,他們被稱為異端,被宗教趕走,還有基督教,早期的基督教,他們是真知派,卻被人叫作瘋子、異端。

同樣,跟隨愚蠢的事物,跟隨某些黑暗、負面的人,肯定是違反霎哈嘉瑜伽。有人會說這是異端,這是褻瀆。你現在知道是怎麼樣,我們要帶來新法則。實際上,非霎哈嘉瑜伽士,若他們練習其他宗教,他們做的事情並不正確。梵諦岡漸漸被揭露,基督教會也被揭露,即使在印度,很多這種組織也在被揭露,人們明白這是很錯的。

這些想法實際是來自降世神祇,像商揭羅大師說︰「Tatatkim,Tatakim,Tatatkim」—若你沒有跟隨你的導師,便”Tatatkim”。他們因此說,現在,導師可以是來自監獄,可以是走私者,什麼也可以,毫無個性的人—若你稱呼他為導師,他便是導師。無論我們稱呼某人…例如我們稱呼某人為導師,我們便貼附著他,「這是我的導師。」卻沒有人問,這個導師給你什麼。你只是感到快樂,噢!很好,就像蟲黏貼著蓮花說︰「噢!我們有蓮花。」你又怎樣,仍是一條蟲,這些蓮花對你又有何用,不管是蓮花或是蛇,只有天知道。所以沒有談自覺,沒有談靈量,沒有談升進,沒有談重生的導師,不可能是真正的導師,這是最基本的要求。

就像我們也相信,例如羅摩—「我相信羅摩。」那又怎樣?你是否遵從羅摩或羅摩遵從你。「我相信基督」,那有怎樣?你相信這樣,你相信那樣。當人們說「我相信這個」,這是那麼荒唐的想法,我仍不明白怎會這樣,這代表什麼。你相信基督,卻過著不道德的生活,做著各種…但我「相信基督,相信神」。做著各種違反神聖的事情的同時,我相信。問題來了,「相信」是什麼意思?就像「我相信這是銀的」,那又怎樣,這是銀的。什麼令你相信,說你做了一些很不凡的事情。

這有何了不起?現在若你說我相信錫呂瑪塔吉,那又怎樣。好吧,你相信我是因為某些經驗,仍然是︰那又怎樣?瑪塔吉應在你的生命裡,在你的表達裡,在你的行為裡,在你怎樣對待他人,怎樣互相瞭解,怎樣相親相愛。這些才能令人留下印象。人們說︰「好吧,我們找瑪塔吉,向她禱告後便離開,我們不會與她交談。」為什麼?因為我們相信瑪塔吉,就這樣。

現在我們要明白,你相信霎哈嘉瑜伽,理所當然這是種堅信(shraddha),我同意不是盲目的相信,但相信仍要滲透入你的存在體。這種相信要有行動,要顯現成效,要在每一途徑成就到。有人或許說,我們相信瑪塔吉,她成就萬事萬物,她會為我們虔敬(bhakti),我要坐下,唱讚頌瑪塔吉的歌或是什麼。我們要明白,什麼要來自我們,一旦它開始運作行動,所有魔鬼和惡魔都會消失,毋庸置疑。但我又為霎哈嘉瑜伽做了些什麼?你要問︰「我做了些什麼?」若你製造這件器具,它卻什麼也沒做,製造這件器具又有何用?現在你是燈,已被點亮,若燈只掛在某處而沒有向任何人發出光芒,它又有何用?當你向別人發光,以很純真、很互動的方式,你發光不是只為想從中獲利,或想炫耀,又或為著某些荒唐的目的。

接著越軌開始,人們開始說︰「噢!我是這樣,我是那樣。」我們完全明白自己是神性手上的器具,我們只是享受神性流通於我們,在我們身上運作,你不會感到疲倦,不會感到失望,也不會有任何麻煩。這種狀況已經發生在你身上,你是那麼成熟,但我們仍要決定,我們現在要到印度取得整個旅程的喜樂。為何要這樣,不是留給自己,而是與別人分享,這種喜樂要與別人分享。除非你學懂這樣,你的自我仍會一次又一次的回來。你也曾看過有些傳揚霎哈嘉瑜伽的人怎樣跌進一團糟的自我中。所以我們要很小心,你越在神性上升進,便越成熟,你要非常小心。你看看樹木,若只有樹葉,昆蟲便不會來;若有花朵,昆蟲便會來,令花朵結成果實。當這是果實,昆蟲便會進來把果實吃掉。所以一旦你變成果實,你要非常小心沒有昆蟲能進入你。相反,你有能力毀滅所有昆蟲。就是這樣,我要說,這是你們要到達的狀態。一方面你毀滅昆蟲,另一方面你能令人滿足。

集體是,理所當然,毫無疑問,是你唯一能潔淨自己的途徑,但最重要是走出去,全力以赴,找出我能怎樣傳揚霎哈嘉瑜伽,能到哪裡去,我能去那條最近的村莊,能在哪裡成就到。你越想這些事情便越好,而你亦開始向著這個方向邁進。一旦你向著這個方向走,你會很驚訝,霎哈嘉瑜伽比你還要前,你會遇上需要的人,會得到需要的説明。忽然你發覺一些人對你說︰「現在我能為你做什麼。」每一種幫助開始臨到你身上,你在擴展自己,就像鳥兒伸展翅膀一樣,接著你起飛。若你不擴展自己,只把霎哈嘉瑜伽留給自己,它是成就不了。我知道你很愛我,你也知道我也很愛你,但你是否想其他人也應分享這份愛,其他人也應擁有這份愛。

當我們現在開始掙扎,我們也要與很困難的人一起掙扎,像我的兄弟,我兄弟的兒子…只是不要走近我,走開。「我」是最困難的。你看在我的家庭,我不會觸碰他們,因為一旦你走近我,他們便會坐在你的頭上,或許他們會坐在霎哈嘉瑜伽士的頭上,沒什麼。所以不要走近人們,這是我的姊妹,她是我的嫂嫂,不要這樣。你要做的是去看看什麼是越超,你越能超越便越好。你能清楚的看到,我們在馬哈拉斯特拉邦也是這樣做,我發覺那是一處沒有價值的地方。馬哈拉斯特拉邦有很少,很少霎哈嘉瑜伽士,不管什麼霎哈嘉瑜伽士在那裡,都是不怎樣好的瑜伽士。德里的霎哈嘉瑜伽士,馬德拉斯(Madras),班加羅爾,看看有多好的霎哈嘉瑜伽士。我在那裡做了大量的工作,所以接近你的人,常常看不到你有何了不起。就如你走近一座大山,你看不到這座山,你要走開一點,才能看到這座山。同樣,若你想與某人一起工作,要明白你不能與他太親近或與他有任何聯繫。一些不認識的人,跟隨他們對你會更好,他們會令你的注意力很緊,絕對是,不然你認識的人會麻煩你。

傳揚霎哈嘉瑜伽有很多困難,之前困難多得多,這些困難漸漸退去。很自然,比多馬(Thomas)的年代好得多,因為他要把條約隱藏以免受人破壞,他認為有天當救贖的日子來,這些條約便會再次展現。試想像,只四十八年前,現在應是五十二或五十年前,它被發現,之前並未被發現,他要把它隱藏,現在我們不用隱藏,我們要全力以赴,要知道,要原諒,這樣,你要明白,我們的地方是開放的,任何人也能進來,所以我們有各式各樣的人,若你與人會面,你會發現有各種相反的意見。但不要緊,一切都能克服,但首先要克服的是你的自發性,你的怠懶,那麼它便會開始傳播。當然,我們已經有很多霎哈嘉瑜伽士,在俄羅斯,我們有數千人。但在每一處地方,我們能有很多人,我肯定今年是很好的一年,他們預測霎哈嘉瑜伽今年會成長得很快。

我們就是這樣開展今天,我只想告訴你,你擁有力量,這個力量是在你能到達的範圍內。他們說,我來這裡之前的一天很冷,我說不用擔憂,我沒有做班丹或什麼,我只來這裡,他們也知道,天氣變得溫和妥當,你穿上古爾達(Kurta
pyjamas印度男性服飾)坐在這裡,不然你便是穿上三件頭服飾在發抖。它就是這樣成就,你要有這種奉獻虔敬。所有surya(太陽)、chandra(月亮)、星星以及整個宇宙唯一要做的事,就是要看到霎哈嘉瑜伽傳播得很好,安頓得很好,能實現完成它的目標。每一種元素都在成就它,一切都在運作,生命能量以各種途徑在四周運作。

我知道你不是想我說服你。現在你要自己說服自己,你擁有所有力量。說實話,我是說我真的什麼也沒做。若我能做一切,我就不需要它了,我會自己來做。是你要去做,你是我的管道,你是力量的管道。要以親切的、漂亮的,感到滿足的態度去做。就如昨天,這個音樂家,他只想娛樂我,他想演奏,他自己也一樣很享受。同樣,我們要想去做,不用我告訴你,我肯定,在每一處你工作的地方,每一個你遇見的人,你都能向他們談霎哈嘉瑜伽,告訴他們,這能成就,能起作用。不管如何,在你背後,諸神的整個力量,在霎哈嘉瑜伽前面走得很快的,是生命能量。

現在霎哈嘉瑜伽士在迎上前,對吧,讓他們不吃他們的食物,就這樣,組織它。一切都是那麼漂亮的完成。看看這些安排,我是說我在想,這裡人數那麼少,馬德拉斯只有約二十個霎哈嘉瑜伽士,你相信嗎,所有安排,這是怎能做到,怎能有這樣的成效,真的是很了不起。所以你要對自己有信心,對他們有信心,幫助你不會緊張,只往前走。因為你內在有力量,你擁有力量,擁有各種力量,我向你保證,你擁有一切力量。只要請求,你便能擁有。不管你要求什麼,你都會擁有,但不要遲疑。就如我前幾天說,我求你坐上王位,把王冠放上頭上,我也說你是國王,但你卻仍跑掉,不相信我,很懼怕的看著這一邊,「我是否國王,我真的能當國王?」不能這樣,要對自己有信心。

我很高興你們全都來到這裡,我們努力做任何能令你感到舒服的事情,為你提供一切所需。當然,你只是靈,你想找到你的靈的舒適。我知道你在調整自己。每個人都很驚訝,來自西方只相信物質主義的人,怎會接受霎哈嘉瑜伽,他們頗驚訝。你們都是很甜美的人,我想有某些很特別的人來到霎哈嘉瑜伽。透過神的恩典,我肯定你們都會成為霎哈嘉瑜伽的根基,以你們的智慧、信心、力量和愛去建立霎哈嘉瑜伽的偉大的大樓。

今天我們會敬拜Shakti(力量)—很需要—Shakti摧毀所有魔鬼,所有惡魔的力量。這就是你今天要敬拜的—即你內在和外在的力量。這是你要成就的欲望。所以我們今天要敬拜Shakti—摩訶卡利。

願神祝福你們。

So, today first we’ll have the
washing of Feet and with that we’ll have one Atharva Shirsha we’ll do and then
we can have thousand names, which are made very easily compiled together by the
noida people, which you can sing. That’s how we can worship the Shakti.

H.H. Shri Mataji Nirmala Devi […]

公開講座 二 (India)

印度 馬德拉斯  1991 年 12 月 7 日
 
 
我向所有真理的追求者致敬。
昨天開始的時候,我告訴你真理就是那樣。如果我們還沒有找到真理,就應該對它謙虛真誠,因為真理帶給我們福祉,它給我們的城鎮、我們的社會、我們的國家、以及整個宇宙帶來福祉。
你們全都出生在一個很特別的時刻,是大家都要得到自覺的時刻。這是聖經所描述的重生時刻,也是穆罕默德所描述的復活(Kiyama)時刻。這個很特別的時刻是Nala,你也知道,Nala damayanthi akhyan ,他要面對迦利(Kali)。他很生氣的對迦利說︰「你摧毀了我的家庭,破壞了我的平靜,把人帶入bhram,帶入幻象,所以我最好還是把你殺掉。」他挑戰迦利︰「你應該永遠完蛋。」
迦利回答:「好吧,讓我告訴你我是大幻相(mahatmyam),我為甚麼要在這裡。如果我能說服你,你便要停止殺害我,要不然,你可以殺掉我。」他跟著說︰「今天,所有尋找真理,尋找自覺的人,Atma sakshatkara(自覺);所有走到giri、 kandharas、山上、山谷裡、世界每個角落尋找神的人,他們都會在混亂期(kali yuga)以尋常百姓出生。毫無疑問,幻相(Bhram)確實存在,人們會落入sabhram。幻象會存在,混亂也會存在______我會製造它們,這是毋庸置疑的______不過,就是因為混亂,這些尋常百姓才會尋找真理。這是為甚麼他們就在這個時刻取得Atma sakshatkara(自覺)。」
我們的經書(shastras)裡有很多關於這些時刻的預言。Bhrigumuni特別在”Nadigranth”描述這些時刻。如果你數算一下日子,它正正就是現在。這些預言會在Raghwindra Swami死後發生,亦即是現在正在發生的事情。對你們來說,了解到Raghwindra Swami在這個領域做了大量的工作是非常重要的,現在是時候要完成他的工作;Ramana Maharshi也是。他們不知道怎樣解釋,所以他們就要maunavart。像格尼殊哇(Gyaneshwara),他在二十三歲時寫下這種美妙的作品,像“Amruta anubhavi ……”這本書,我認為是靈性的遺言。他們在二十三歲這麽年輕就要進入samadhis(三摩地,即境界),因為沒有人想去了解他們。太多的儀式,太多的制約,過度的閱讀,沒有人想去了解他們在說甚麼。每個人都以為:「我們了解一切。」他們就這樣滿足了。伽比爾(Kabira) 說過︰ Kaise samjhaun, sab jag andhaa ______「全世界都瞎了眼,我要怎樣去解釋呢。」
這就是我們在進化中要達成,要跳進去的。所有的經典都說你要成為靈______不單是印度,每個地方都是。如果你學習「道」,如果你學習「禪」,如果你學習猶太或基督教哲學,或是伊斯蘭,每一處都說你要成為真我(Self),你要取得真我的知識。當然,若有任何人這樣說,那些執掌宗教的人,事務的掌舵人,他們從中賺取金錢或製造權勢,利用宗教來取得權力或錢財,他們不喜歡這種說法,他們就會說:「他們是異端。這是褻瀆罪。他們不具備特別的知識。」這就是他們懲罰人、煩擾人、折磨人的方式。不過,現在是時候讓所有求道者得到自覺______Atma sakshatkara。
 
昨天我告訴你它是怎樣透過喚醒靈量來成就。人們寫下各種各樣關於靈量不實的荒唐事情。我是你的母親,我會把真理告訴你,我不會告訴你虛假的東西。即使你不喜歡,就讓我告訴你吧,因為這是為了你的福祉,為了你的好處,為了你的hita。
當靈量升起,她穿過你不同的能量中心,即精微的中心,並滋養它們。靈量穿透你的腦囟,把你與無所不在的力量,這個我們不知道的力量連上。跟著你從手上感受到我們叫作Chaitanya lahari的生命能量。商羯羅大師(Adi Shankaracharya)把它叫作“Saundarya lahari”,因為你可以用它來判斷saundarya。他把它描述得很美妙。可是他們卻不斷折磨他______想一想,像商羯羅大師這樣的人______我是說我不知道要說甚麼。他說出母親這個秘密,還描述得那麽美妙;為何要折磨他?他犯了甚麼錯要受這種折磨?現在我們要捍衛真理,而且必須說:「母親,我們要擁有真理,只要真理,不要別的。」
昨天我告訴過你,Atma(真我、靈)是全能的神在我們心裡的反映。除科學家「甚麼都知道」這個正統科學制約外,這是現代科學制約的新型態。我跟你說,他們甚麼都不知道,真是荒唐。現在你看到有那麽多的科學家踴躍地與你討論霎哈嘉瑜伽,因為他們體驗過了,所以才接受。我告訴他們根輪,這個第一個輪穴,根輪是用碳原子造成的,因為它是用Prithvi(即土)元素造的……tattwa(原理)。如果你把碳原子拍下來造一個模型,再拍下相片,如果你從左面看往右面,就會看到“Aum”(唵);如果你從右面看,在左面會看到swastika(卐);如果你從下往上看,會看到十字架。
對了,我真的要告訴你一位沃力克爾博士,他是位非常有名的醫生,或許因為他是印度人,才拿不到諾貝爾獎。他與三四個練習霎哈嘉瑜伽的科學家一起做實驗,他們都這樣說。它就是這樣。這些科學家只有那麽一點兒知識,因為他們是從表面看事物,而你以霎哈嘉瑜伽則是從內在開始。每一個人都會說出同樣的話,因為……現在你看到我站在這裡,穿著一件有紅色飾邊的白色紗麗;每個人都知道,每個人都感受到。我不需要告訴你,你知道,你看到,你看到它,就是這樣。
不過一旦你得到自覺,無論你在手上感受到甚麽,他人也有相同的感覺。即使你找來十個小孩,蒙上他們的眼睛,再問他們:「這位先生有甚麼病痛?」他們不知道是位女士還是位先生,因為他們的眼睛都被蒙上,他們都會……比如說,伸出這根手指。這是說他的喉輪不好。你問那個人:「你的喉嚨有毛病嗎?」「你怎麽知道?」我們知道是因為這根手指是克里希納的手指,克里希納的位置,就是喉嚨。全部都有關連。神話並非全都是荒謬的。它有九成是確有其事。當然有人摻進了一些荒謬的東西,可是有九成的神話,所謂的神話,是確有其事。
現在,我們到寺廟去。我們以為這是寺廟,到寺廟是很好的。可是我們不知道自己在做甚麼,膜拜甚麼,在膜拜誰,那些是甚麽神祇,祂們在我們身上如何運作,住在我們內在哪一處,祂們幹甚麼工作?怎麽取悅祂們?我們甚麼都不知道;可是你問那些外國人,他們甚麽都知道。首先,他們受夠了基督教,此其一。他們就是受夠了所有無聊的事情,因為他們很聰明,你看得出,他們的制約少得多。
他們開始想:「畢竟,我們不知道為甚麼他們這樣做。」他們就是準備就緒。那時候,我們出口了很多假導師______向西方出口了很多假導師。感謝天,因為我們窮,我們才得救______這可是個祝福。很多假導師因此走到哪裡(西方),賺了很多錢,我們在這裡也有很多這種人。我是說我們精於此道,製造了很多假導師。他們愚弄人,一個接一個,賺了很多錢。他們全是金錢導向的。
開始的時候對我來說是很困難的,他們全都曾經很霸道地挑釁我,因為我說過你不可以用神的名義來賺錢______那樣做太過分了。「她怎能說你不能賺錢?」不過現在好多了。他們一個接一個被揭發,還有更多人會被揭發。我不需要告訴你他們是誰,他們會被揭發,一個接一個。如果有光,黑暗便會消失,這裡的一切都要被揭發。
每一個人都有相同的感受,沒有任何爭議;因為靈是全能神的反映,同一位神,祂反映至高濕婆神(Sadashiva),至高濕婆神旁觀見證原初的母親,即太初之母(Adi Shakti)的工作,祂只是這場戲劇的旁觀者,只是旁觀見證。在你之內,祂以Atma(靈)來旁觀見證,但是祂並不會進入你的注意力之中,祂就在哪裡。祂的注意力是有限制的,因為祂怎樣也不想干涉你的自由。所以祂限制自己,只是靜觀。這就是「自主」,我們說的「自主神經系統」的「自主」,就是靈。
現在,它是同一位至高濕婆神的反映。因此,所有的反映很自然都應該是一樣的,他們的影響也應該是一樣的。當然,在得到自覺前,我們可以這樣說,它只是反映在石頭上,或者在牆上,也許在某些不透明的東西上。得到自覺後,你變成反映者,美麗的反映者,它反映你。每一個人都反映相同的東西。所以Atma sakshatkara(自覺)在每個人身上都是相同的。就是一開始,他感到手上有涼風,涼風從他的腦囟滲出來。他們全都有相同的感覺,跟著他們感到能量中心,還能找出哪裡不妥當。還有,他們全部人都變得無思慮的覺醒,就是我們叫做nirvichara samadhi(無思慮的知覺)的第一階段,一下子就成就了。
你可能會說:「母親,這是很困難的。這是怎會發生?以前人們要去喜馬拉雅山才行。」好吧,沒關係的,你不用去喜馬拉雅山。那些日子都過去了。畢竟,文明,這棵文明之樹已經長得這麽高大,它的根也必須生長;不然整個文明會垮掉。這是根源的知識,這就是為甚麽你必須變得精微,sukshma,才能了解這個知識。這只能在靈量昇起,穿透你的腦囟,把你連接到那無所不在神的浩愛力量時,才得以成真。
你第一個感受是集體意識,因為每一個人都是靈。所以你能感受到另一個Atma(靈),你能感受到另一個靈,感受到另一個。你能感受到他們的身體,他們的心智,你能感受到一切。這是你從神經系統,中樞神經系統取得的第一個品質,samuhik chetana。你在進化中取得的一切都顯現在你的中樞神經系統。舉個例子,如果你想帶一只狗或一匹馬走過很骯髒的巷子,牠們會毫不介意的走過去。可是對人類來說,要走過去就很困難了,因為在進化中,我們的中樞神經系統發展了嗅覺,發展了對美麗的感覺。對,他們發展了這種感官,一旦他們發展了這種感官,結果是在進化中,在精微感官上,人類絕對是比動物優勝。對一只狗,你在這裡擺放甚麽都不要緊,你怎樣佈置,穿甚麽顏色的衣物,都不重要;但對我們這些卻是很重要,因為我們的感官已經改善。感官有所改進是因為在進化過程中,我們已經成為人類。
可是在人類的階段,我們仍有一個問題,這個問題是我們的腦袋發展了兩個架構,被稱為自我和超我,你也可以稱它們為自我和制約。這兩個架構在我們的腦袋中交叉並且鈣化,使得我們變成封閉的人格。當靈量昇起,她通過在視神經交叉床的額輪,把這兩個架構吸入,打開頂輪,靈量才能走出來。這是一個活生生的過程,單憑你是不能做到。假設你要播種子,你不能把胚芽,Ankura拔出來,再把它塞回去,你不能使種子發芽生長。這是個活生生的神、活生生的能量的活生生過程。請了解,當中有很大的區別。
靈量升起是自然而然地發生。她是你的母親,她很美妙地移動,不會干擾你。她非常了解她的孩子。這是她把自覺給你的機會。你的每一生她都一直愛你,她了解你的一切,知道你所有的問題。你曾經像個頑皮的男孩______「不要緊。」她說:「這是把自覺給他們的機會。」就是她,美好地升起,把事情成就,穿透。這全都發生了。
當她觸碰到或穿透梵穴( Brahmarandra),至高濕婆神的寶座就在這裡。祂的反映在這裡,寶座卻在這裡。這是我們頭腦裡的peethas(寶座), 七個peethas,輪穴則在下方。所以當她穿透它,實際上是我們觸碰了至高濕婆神的蓮足,那就是為甚麽我們心裡注意到靈。當我們注意到靈,我們就得到開悟,注意力得到開悟,注意力因此變得非常地警覺,它知道一切。只是坐在這裡,你便知道其他人在他們的輪穴上做了些甚麼。你不會討論他們穿甚麼衣服,他們銀行裡有多少存款,他們會看到自己輪穴的狀態,出甚麼問題。你只要坐在這裡,就能治療他們,幫助他們。可是他們一定要和這個無所不在的力量結為一體,這才是重要的。如果他們不這樣,便要花點時間。
你先變得nirvichar, nirvichar samadhi(無思慮的入靜狀態),跟著你通過給予他人自覺來成就你的集體意識。你有權提昇靈量,用雙手你就能提昇靈量。在這裡唱歌的人,他們有些人已經給上千人自覺,你也能這樣做,因為現在你擁有力量。問題是皇位已經賜予你,你亦已經安坐其上,也已經用漂亮的mukuta(即皇冠)來裝飾你,可是你仍然不想相信自己已經當上國王,要怎樣你才會相信?
所以第二點是自信,這是非常困難的。他們不相信自己已經得到自覺。然後「去做吧,去成就它吧。你已經成為自己的導師,去做吧。」他們不能,他們害怕。這些可怕的騙子,他們沒有自覺,沒有知識,甚麼都沒有。他們成為死導師,卻有上千人追隨他們,他們愚弄他們,從中賺錢,還糟蹋他們的生命。而霎哈嘉瑜伽士,他們具有全部的知識,知曉一切,卻仍是很謙虛,很單純。他們了解每一個人。任何人來到,他們了解:「啊,我們了解這個人。」他們不說出來,但卻了解所有人。以他們本身的科學,他們會告訴你:「這個是這樣的。」他們了解。他們會集體地為那個人服務。你不會知道他們做了些甚麼,它會成就到。
靈的第二種本質是,它不單是集體的存在體,還是絕對的存在體。我們活在一個相對的世界裡_______這是好的,這是壞的,這是這樣那樣的。它是絕對的存在體,像你把雙手朝向一張照片:馬上,如果那是由一個得到自覺的靈拍下的,你就會感到生命能量。想一想任何人,他是個得到自覺的靈嗎?只要伸出雙手。有很多人……不相信神。如果祂是神,所謂的神,不相信有神。我是說,這是最不科學的,假設他們不相信神,他們只需要問:「母親,有神嗎?」行了,他們取得生命能量。一切都能夠被證實。任何事物都有Pramaan (即證據),到目前為止所提過的事物都有Pramaan。這是件發生在你身上的大事,就是你從生命能量(chaitanya)中取得 Pramaan(證據)。這個注意力(chitta)是那麽專注、那麽有活力、那麽有效率,它也潔凈你。它知道你哪裡出問題,哪個輪穴有阻塞,它都會告訴你。
像我在德里的時候,他們帶來三個男孩。「母親,他們的額輪有阻塞。不知何故,我們怎樣都不能清理它。」那是說他們都自我中心。他們也說:「對,母親,我們的額輪有阻塞,我們頭痛。」 他們是自我中心,卻不說自己是自我中心。他們只會說:「對,母親,我們的額輪有阻塞。請潔淨它吧。」你自己在說:「我是自我中心。」因為痛楚,是自我帶給你的痛楚;所以:「母親,幫我們潔淨額輪,我們清理不了。」
「好的,來吧,我來潔淨它吧。」
你開始評價自己。你知道自己有甚麽地方不妥當。「我的臍輪有阻塞,我這個輪穴有阻塞,那個輪穴有阻塞。」他們知道自己的問題,他們都知道怎樣去淨化,怎樣去清理,怎樣去成就,那麽你便能潔淨自己。不過,最厲害的潔淨是當你與集體一起的時候才會發生。
很多人用我的照片:「母親,我們做崇拜,坐下靜坐;可是我還是有這個麻煩。」你必須在集體裡,這是霎哈嘉瑜伽很重要的部分。因為現在,你看,你不用到喜馬拉雅山,不用跳進恆河裡,不用斷食,不用唸誦任何Japaas (經文),甚麽也不用做。唯一要做的是:要集體合群。集體是大能的注意力的海洋。一旦你處於集體中,便會得到潔淨。像我的手指,假設,本來是好好的,假設有片指甲被剪下來丟掉,它就不會再生長,沒人會再注意它。所以你必須來集體。
就這樣,自我出現,有些人是大人物,很富有,受過高深教育,又或是一些政治家,你明白,大,大,大,大,大人物,他們感到抒尊降貴去一個簡陋的地方是很困難的,那地方就是中心,他們只想去一處為他們而設的皇宮,「不然我們又怎能去呢?」這是母親的房子,即使你們的母親也很謙遜,她沒有太多的錢______「好吧,不要緊,這是我母親的房子。」他們不肯來,跟著他們便失去生命能量。這是很普遍的缺憾,特別在印度,不是西方,因為他們知道自己已取得怎樣寶貴的東西。我們卻不知道自己成就了甚麽,就是Atma sakshatkara(自覺)。我明年會再來︰「母親,我有這個問題,那個問題,我在家中有靜坐。」若你不來集體,你不能潔淨自己,這是在霎哈嘉瑜伽唯一潔淨自己,超越一切的途徑。
當靈量穿過額輪,你變得無思無慮,思緒升起又降下,另一個思緒升起又降下,有些思緒來自過去,有些來自未來,我們卻不在現在。若我說︰「你要活在當下。」你不能。這就是為甚麽靈量被喚醒後,你的注意力會向內。這件紗麗就像靈量昇上來_______看它就像這樣散開。當靈量昇起,它把注意力推向內,你的注意力就是這樣向內,當它穿越,思緒間有一個叫作”vilamga”的空隙______這個,當然,或許每個人都知道______在增長擴展,這是現在。所以你要在variamaan,即現在,我們必須在現在,那麽我們才能無思無慮。就像水波升起,跌下,你面對水。當你在水中,你會害怕,會恐懼。當你遇上問題,你會害怕,但若有人從水中救起你,把你放在船上,你便會看到,你解決了你的問題;若你懂游泳,你便能跳下水拯救很多人。
你在三個階段移動,你只有在無思慮的知覺狀態下才能成長,這種狀態既能在集體又能在靜坐中達成,為此你不用付費。有些介紹講座是免費的,但第二課則要付費,霎哈嘉瑜伽不是這樣,這樣荒唐的事情不會發生在霎哈嘉瑜伽,它是實相,我們不能購買實相。事實上,神不懂銀行,不懂金錢,祂不明白任何關於錢的一切,祂不懂賺錢,這是你們要頭痛的事情,不是祂。當然,若我要坐飛機,便要付費,這是可以的。若要租用會堂,也要付費,是付錢租用會堂,不是付錢給神。至於喚醒,開悟,你不能收取任何費用,即使是為了darshan(真身),有人告訴我他們收取金錢,試想像,對他們來說,一切都是錢,錢,錢,錢,錢。他們怎能昇至靈的層次?我們是那麽簡單,你要知道,bhaktas(虔敬)是那麽簡單。「好吧,你想要五盧比,我賣了介子給你,你想要這個,我給你這個。」
有個在美國的靈性導師,我想他擁有四十八輛勞斯萊斯,我也忘記了總數,他還想要多一輛,所以他告訴他的信徒︰「無論如何,你們也要給我一輛勞斯萊斯,我才會來英國。」那些信徒只能吃馬鈴薯,還餓著。一個霎哈嘉瑜伽士問︰「你們在做甚麽?為甚麽他想要勞斯萊斯?為甚麽他對勞斯萊斯那麽感興趣?」
他說︰「你明白嗎,我們只給他一件金屬,他卻給我們靈。」你可以想像嗎?金屬可以換取靈!他必定把某些bhoot badha(亡靈)附在他們身上,英文是”spirit”。英語是很易誤導人,因為”spirit”可以解作酒精,也可以解作”atma”(真我、靈),也可以是”bhoot”(亡靈),我不知道他們說的”spirit”是那個意思。
若要與神建立關係,我們先要成為靈,只有這樣才能與神建立關係。我們可以證明自己︰「我是這樣,我們那樣。」這樣不好,一無是處,因為給了你這個肉身。試想像上天的力量要做些甚麽才能令你成為人類,它是那麽溫柔,那麽小心,那麽漂亮的創造你成為人類。現在,你為甚麽得到這個肉身?我們怎樣運用這個肉身?我們必須提升我們的人生,為了甚麽?是否只為了保險?我不知道他們做了些甚麽,是為了某些原因,我們要成為世界的光?
靈之光散發在注意力中,注意力變得有生氣,活躍,成就事情,它還很有警覺性,極之準時。注意力完全不會感到厭煩。人們不知道何謂沉悶,沉悶是因為你的注意力變得疲倦,這個注意力卻是充滿光輝,所以他們不懂甚麽是沉悶。
靈的第二個本質是它告訴你真理,絕對的真理,只有真理,告訴這個chaitanya lahiris(生命能量)會告訴你的一切,當你成熟,不是之前,當你完全與它連上______若你只是部分連上,部分沒有連上是不行的______是當你完全成熟,即是處於nirvikalpa(無疑惑的知覺狀態)。當你變成這樣,你的注意力完全正確,你的生命能量完全妥當,報告是完全正確,那麽你取得的資料便是百分百真理,對任何人的真理。
就如我們想知道格涅沙,我們敬拜格涅沙,很多人拿祂來開玩笑,即使那些所謂的聰明人,你要明白,他們不知道要說甚麽,所以才會說些有關格涅沙的荒唐話,你要明白,這是罪。你可以問︰「母親,Gauri Putra是否已經賜予根輪,在我們身上?」當然,有自覺的人會感到巨大的生命能量,你們也一樣。若你有疑問,若你敬拜格涅沙,你便會問這個問題;若你敬拜毗濕奴,便會問那個問題;若你敬拜基督,就會問另一個問題;若你敬拜濕婆神,會問另一個問題。我們出了甚麽毛病,在沒有連上,我們呼喊︰「濕婆神,濕婆神,濕婆神,濕婆神?」祂是否在你的口袋裡?你又怎能只是……祂是我們的僕人或甚麽?
若你已經得到自覺,只唸誦一次祂的名字就夠了。祂作出行動,因為我們在祂的國度裡。在你們的國度裡,在印度的國度,就在這裡,你可以呼喊任何人,不管如何,沒有人會來,這個問題不會發生。當你開始呼喊神,若沒有連上,是不會起作用。若你連上,不單神祇會幫助你,找你麻煩的人也會妥當,不單如此,你的任何要求都會達成,它實實在在的在發生。各種manorathas(即願望和欲望)都會實現。無論你稱呼它為開悟或實現,都是你的存有的完全實現。
靈的第三個本質是愛,因為它是愛,它給你喜樂。但nirvaj______這愛沒有任何要求,它只付出,那麽舒服,美好的感覺。人有壓力,當你做了各種荒唐的事情後,會感到有壓力,毫無疑問。當這裡有個洞(hole),壓力便會消失,不再有壓力了。我們不知道甚麽是壓力。人們不找醫生,即使醫生也不找醫生,他們來找我,我不是醫生,他們卻來找我,真的很驚訝。
這是後現代科學,後現代______越超現代科學。你知道嗎,我們是印度人,印度有這個文化遺產,我們卻更相信英國的東西,英國服飾,英國的知識,因為我們只知道英語。那些懂法文的人會相信法國。是時候我們要相信自己,我們卻不相信自己的國家,自己的文化,自己的知識。我告訴你這不是新事物,霎哈嘉瑜伽是很古老的______Nanaka sahaja Samadhi lago,每一個聖人都曾描述它。我們卻這樣那樣做,各種儀式,karma kandis,這些,那些。這樣做不能給你最終,不能。我告訴你,這是真理,我們就是要成為的靈,它是我們生命的最終目的,其他的都在界線之內。這是我們從所有經典,所有降世神祇,每一處取得的。讓我們現在只想成為靈,讓我們成為有自覺的靈,成為導師。
他們沒有問題?
在給你們自覺前,我會回答一些好問題,若你想出去五分鐘,你可以,再回來,其間可以提問題。
問題︰靜坐時,我們是否把注意力放在頭頂?
 
你不用放注意力在任何地方,你甚麽也沒有做,是靈量在昇起,你不需要做甚麽,不要與你的注意力搏鬥,它自會……自會處理,它知道自己的工作,這是重點。
問題︰那些神祇如格涅沙,摩訶毗濕奴等等有如經典裡描述的形相嗎?
當然有!祂們是神祇。
問題︰又或祂們處於某種神祕的知覺狀態附屬於瑜伽的能量中心?
 
當然祂們是,這些神祇在這裡,格涅沙就像格涅沙,當然,祂的顏色與其他的神祇不同______這要看情況。祂神祕的知覺狀態與毗濕奴,或濕婆神也不同。祂做祂的工作,每一位神祇都完美地掌握祂們負責的任務,祂們是有形相的,絕對是如你所知的形相,毫無疑問。我們是那麽有福份!我是說,試想想,我要向這些人談及格涅沙,他們甚至不懂”G”這個字!它是否只是……?他們對祂一無所知,接著他們掌握了格涅沙。現在問問他們,他們會告訴你所有輪穴,告訴你一切,所有這些知識都在這裡,這個我們的國家,所有這些美麗的珠寶都在這裡。
問題︰當我們與不熟悉霎哈嘉瑜伽的人一起時,我們能否只想像我們敬佩的瑪塔吉的形相而不用把她的相片放在前面?
 
當然可以,我的照片有時放在很可笑的地方,不應這樣,這不合禮儀。我的照片應放在你和霎哈嘉瑜伽士一起的地方,或在你的房子,你的家,不應每一處都用它。
問題︰這是很危險的問題!素食會否影響求道者(sadhana)?是否吃素比較好?
 
無論我說甚麽,你都會生氣!但我告訴你,在霎哈嘉瑜伽,你不應吃身軀比你大的動物。若你吃素,可以吃素;若你不吃素,也可以不吃素,要按照你的性格而定。若你是偏右脈,最好吃素,若你是偏左脈,最好多吃蛋白質。我在說蛋白質和碳水化合物,吃各種蛋白質。現在印度人都不吃蛋白質,除了idli(一種南印度菜餚),我不認為我們有吃蛋白質,還有,我們與大米一起吃。我認為印度人必須多吃蛋白質,因為我們變得那麽虛弱。就如我們害怕入息稅,這種那種稅,又加上我們很虛弱,因為我們吃得過於清淡,因此我們要吃滋補的食物,特別是各種蛋白質。但不要吃體型大過我們的動物,就如有人吃馬匹______我不知道他們還吃甚麽,甚麽也吃,大象。
沒有處方是適用於每一個人,要按照你的體質去吃,我是說當我這樣說時,很多人不會再來霎哈嘉瑜伽,只想像一下,他們因此失去atma sakshatkara(自覺)。我是說你怎會成為素食者?因為你媽媽是素食者,還是甚麽原因?你從哪裡學懂素食?就如你是穆斯林,你會吃人的頭顱!幸好你生於印度社區,但我們卻太過分了。從早到晚,我是說這些儀式在馬德拉斯是太多了,他們還告訴我︰「母親,霎哈嘉瑜伽永遠不能在馬德拉斯成就到。」
我問:「為什麼?」
「因為那兒的人完全不霎哈嘉(sahaj______自然而然)。他們必須早上四時起床,洗澡,上廟宇,然後回家。如果他們一天沒有這樣做,便會整天瘋瘋癲癲,認為自己犯下彌天大罪,這例行公事必須每天都做。」
霎哈嘉瑜伽是沒有慣例的,它是個生命的過程。生命的過程是沒有慣例。花兒想開就開,何苦要以這些儀式來握殺自己?這是印度教的問題,基督徒也有相同的問題。我是說人人都在比試。神創造世界是要讓我們享受。我告訴你,如果你們能放棄這些規範,會非常輕鬆。忘記它吧!極其量,早上五分鐘,晚上睡前十分鐘,以霎哈嘉瑜伽方式靜坐就可以了。我們也有靜坐中心,你可以去看看,就是這樣。神自會為你們處理餘下的事情。
 
(這是個好的問題)-問題︰ sadhana(求道者)的最後覺醒是甚麼?在頭頂和手心感到能量後,怎樣向那方向前進?
十分好,森先生,那表示你已感受到它,我很高興。我是說你要到我們的集體靜室去繼續昇進。我們不談將來,只談現在。你會漸漸驚嘆自己的昇進,怎樣取得所有力量。你自會了解,會讚嘆和驚訝。有些人我一年後再重遇_______雖然我有很好的記憶力,但仍不能把他們認出。
這個男士在這裡,他有些個人問題,可憐的傢伙。他走到Navoli的哈達瑜伽(Hatha Yoga),他在受苦。哈達瑜伽是另一種可笑的東西。若你讀過帕坦伽利(Patanjali),便知道這是Ashtanga yoga(運動瑜伽)。這種練習,做一點點是很重要的。任何人都可以教你哈達瑜伽。但是,除非他是有自覺的靈,否則他沒有權力教你甚麽。我今天要說的是Nivichar Samadhi(無思慮覺醒狀態),Nirvikalpa(無疑惑覺醒狀態) ______全部都有記載下來。他稱呼無所不在的力量為ritambara pragya。有些人教你︰「哈(ha),達(tha)」,只是這樣。人們都瘋瘋癲癲狂跑狂跳,你變得偏右脈,患上心臟病。這個男士就有問題。但我向你保證,你會妥當。你要練習霎哈嘉瑜伽,這是很簡單的,它使你平衡,你會妥當。
練習哈達瑜伽,唸誦腹輪中部口訣(Gayatri Mantra),你便更偏向右脈。要學習你需要的。右脈的人要有多點虔敬(bhakti);左脈的則可練習哈達瑜伽。要令自己平衡,才會有喜樂。否則當你遇見哈達瑜伽士時,最好帶備一支撐篙;天曉得他會不會打你______像Duruwasha(一位臭名遠播的臭脾氣導師)。這些人很危險,他們不知道甚麼是愛,甚麼是母親,他們從不說愛。
問題︰自知之明是否練習喚醒靈量力量(kundalini shakti)的先決條件?
 
不是。獲得自覺後你會變得自知。甚麼也不需要。舉個例,人們不斷說:「你犯了罪,好吧,給我錢,你的罪就會清除。」我告訴你,把他交給警察吧。對我來說,沒有人是罪人,沒有。你們是我的孩子,沒有一個是罪人。你們沒有犯任何罪,沒有犯錯,甚麼也沒有。你們只是弄錯了一些事情才走進黑暗;頂多說你們無知。但我不喜歡稱呼任何人為罪人,除非他們是惡魔。當然惡魔確實存在,但他們已經被標明,你們不用說出來,他們的確存在。
你要取得這個自知,我們卻並未自知。自知之明是不能用行為來達到。當我們說:「我要有自知,我要有自知,我要走進內在。」______我們怎樣做?我們的自我?是真有其事的。當你們達到那狀態______不是人的狀態,是瑜伽士的狀態______在這狀態你們便會有自知之明,會尊重自己,也會有尊嚴,你不會炫耀,不會變成低俗的人。
問題︰他說:「母親,我最近開始用霎哈嘉的方法靜坐,我時常都感到很清新和美妙。老實說,雖然母親說那能量是屬於我的,但我之前從未感覺到它。母親,請你告訴我,我是否重新與神或力量的源頭連上,因此我們常常感到充滿能量。
當然,你感到是因為你已再連上了,亳無疑問。你感覺不到能量,必定是你是個好人,當有阻塞,你才覺得有問題。如果一切很順暢,你不會有甚麼感覺。如果你很順暢地降落在霎哈嘉瑜伽,表示你是個善良、正直的好人。你很順利地就降落了,沒有障礙。你沒有不平衡,你在中央,沒有問題。若果你有問題,靈量會昇起又降下。因此你感覺不到。有問題的人有時會感到在不同位置有痛楚。但如果靈量只昇起,你便知道自己是正直的好人。
 
問題︰是否所有不能解釋的問題都能用「神」這個字來解釋?
不,不,不。在霎哈嘉瑜伽,一切都能解釋,能驗證(Pramana)。
問題︰有沒有人曾看到,聽到,感到或意會到他最終的控制人、主人、擁有人、決策人?
當然有!很多很多人,你不知道嗎?很多人。
問題︰每個人的最終的權力是外在的還是內在的?
祂反映在每個人身上,但反映不是主體。不過,視乎反映者的狀況,反映可以等同主體。
問題︰若某人已能領悟最終的真理,為何他仍會死?
他問了個很大的問題。我想是這個男士問我這個問題,我請他先獲得自覺。他相當困惑。你看,現在︰「甚麼是神?甚麼是死亡?」你是誰?先找出答案。誰提出這個問題?……他在中脈的狀態下發問嗎?噢,天呀!很有趣,他是在中脈的狀態下提出這個問題。可以說他想得太多了。
 
問題︰說神是好的是否錯呢?
 
我想他過度閱讀,這才是問題。孩子,你先要知道實相,這些問題都會消失______無疑惑覺醒狀態……。他現在想談理想和典範之類的。
 
問題︰人只活一次是千真萬確的……
 
錯,誰告訴你?不是他。如果你相信這種說法我也沒辦法,但這並非事實。美善和正義並非你求道的終點。正法(dharma)是平衡,它令你平衡。為何要平衡?為何要正法?我們會問:為甚麼我們要遵守正法;為甚麼不能違反正法?為甚麼不問這個問題?這是很合理的。為甚麼要堅持正法、正法、正法?因為你們要昇進。如果飛機不平衡,它又怎能上升?如果它只懂平衡而不會上升,那麽要飛機來有甚麼用?
你要成為dharmateet。你要超越正法,超越時態_______即是gunateet ______當你超越後,正法就成為你的一部分。你不用告訴自己:「不要這樣做,不要那樣做……」不,你就是不會這樣做,試試吧。
以我為例:你們都知道我過著雙重的生活。我的丈夫是______你一定認識他______他是個大人物,這些無意義的事情伴隨著我的人生。當他來到英國,他們問他:「為甚麼不與我們一起跳舞?」
他說:「因為我太太不跳舞,我也不想跳舞。」他把所有事情都推在我身上,這是很好的逃避方法!
他們說:「不,不,帶她來倫敦吧,她行的。如果你帶她來倫敦,她會開始跳舞。」
他說:「即使帶她到月球,她也不會跳!」
就是如此。正法是天生的,你就是不會這樣做。不是因為制約,應該是______是霎哈嘉,自然而然______你只是不會這樣做。「不,我不會這麼做。」你永不會做錯事,因為你就是不會去做。要超越正法,即是正法已成為你的一部分。Gunateet是超越時態:你不在右脈,不在左脈,不在中脈,而是超越它們。甚麼是左、右、中,為何要停留在那裡?______最好是超越它們。
這正發生在你們身上。所以「只有這裡才有正義的人。」很多正義的人來了又去了,影響不了大家。你們需要的是解放,是昇進;這是你們要成就的。「只是好人」______所謂好人;你不能樹立美德,我告訴你,沒有人想跟隨有美德的人。
像在浦那,他們說:「人人都收賄款______他們只吃錢,從不吃食物。」
我說:「真的嗎?」我告訴丈夫:「人人都吃錢」______他那時在倫敦。
他說:「你告訴他們『我丈夫從不收賄。』」
所以我告訴他們:「我丈夫從不收賄款。」
他們說:「為甚麼他不收?誰叫他不收?」
一般來說,人們從不跟隨誠實正直的人,從不。他們通常只會追隨有點像這樣的人。原因是我們是來自動物階段______能輕易的回去。一旦你得到自覺,要回去就很困難了;即是說一旦花兒變成果實,再也不能變回花兒______就是這樣簡單。
你們來這兒,很好,很甜美,跟著取得自覺;然後我才跟你們談。你自己會說______看看在這裡唱歌的人,有些曾是很嚴重的吸毒者!他們甚至看不見我。他們說:「我們看到光從你身上走出來,但看不見你。」他們來時是處於昏迷的狀態,一夜間,就結束了,那些酒鬼在一夜間完結了。我沒有告訴他們。我從未告訴他們:「不要喝酒,不要……」我從不這麼說。讓你的靈的光進入,你便好了。我不用告訴你甚麼,你自動戒掉所有壞習慣。明白嗎?因為當有光,黑暗就會消散。
只是正義是不足夠的,你要超越它。
有人寫信來說他的朋友有問題,他跌倒,遇到意外。他應該找霎哈嘉瑜伽士幫助他。現在我不醫治人,因為沒有這個需要;我要做其他荒謬的事情。醫治現在是霎哈嘉瑜伽士來做。我有很多其他的事要處理。你隨便找任何人,他們都會樂意幫助你。
 
問題︰啊,這是個好問題______霎哈嘉瑜伽能否消除苦難和貧窮?我們可以擺脫貧窮嗎?
肯定可以______首先你要停止禁食。你想禁食嗎?神會說:「好,照辦吧,你不會獲得食物。」就是這樣。你的願望會實現。你想變成苦行者(sanyasi)?想穿破衣服?好吧,給你貧窮。你想貧窮,畢竟是你的要求。你想受苦?「我們必須受苦。」有很多荒謬的說法:「你要受苦。」怎樣做?「我受苦。」好吧,如果你有這個要求,你就享受它吧。你想要富足,喚醒靈量後,你便會得到。你見到一個被稱為臍輪的能量中心,Lakshmi Narayana(拉希什米的一個形相)坐在哪裡。當Lakshmi Narayana在你之內被喚醒,你怎會貧窮?
金錢也有自己的問題。你有財富,感到滿足。但不要要求貧窮,不要這樣要求。現在西方人有強烈願望想貧窮;他們把穿的褲子叫作holey,因為褲子有很多洞。他們穿爛褲子______在英國,試想像這麼寒冷的國家,穿有洞的褲子,會弄至靜脈曲張。那兒還有很多荒謬的折磨,太多了。(很長的信______應該寫短些。)這些事正在發生,這都是人要求的。因此,在美洲、英國、西班牙、法國也有經濟衰退。如果你想要貧窮,就會得到。
我想拉希什米的注意力已來到這兒。我想我們的政府開始有點見識,我肯定會成就到_______但願如此。你來到霎哈嘉瑜伽會很驚訝。例如,在英國有很多人失業,但卻沒有霎哈嘉瑜伽士失業,一個也沒有。最少這傢伙,最少有一個……首先,他會來霎哈嘉瑜伽。
 
問題︰母親,霎哈嘉瑜伽除了能令我們健康和喜樂,還有甚麽?
一切_______整體。你想要甚麼?請求吧,要對它有欲望______對一切。
他說還未向他解釋。現在我給你們自覺,你會看到輪穴是怎樣打開。之後你們到靜坐中心,便會知道一切,一年內你們都會成為導師。最重要是給自己時間,人們現在都很忙碌。你在做甚麼?有些女士告訴我她們忙於參加反璞歸真派對!只有很少女士在這裡,在馬德拉斯,女士們必定是坐在廟宇裡,剪髮、剃頭。即使很有學識的女士也這樣做。我是說為甚麼,為甚麽要剃頭?神也有很多頭髮______你們不用剪它。真荒謬!女士應該比男士更有力量(shakti shali),這些印度婦女的制約______天曉得。
 
問題︰好吧。我們現在……他在說:「我練習呼吸法(pranayama)四年了。沒有跟老師學……。」
這是非常危險的,如果你沒有老師,有沒有老師,練習呼吸法(pranayama)也是非常危險的。哈!如果你的肺有毛病,或一些特別的原因……你要明白,所有練習(vyayamas)都有原因的,是為某個輪穴而做的。當靈量昇起,假設她停在腹部,臍輪,你用呼吸法(pranayama)有甚麼作用呢?你要知道靈量在哪裡。舉個例:今天我坐車來,他們把車停在某處,接著停在另一處。車開動後,只有我才知道要在哪裡停。之前我又怎能知道?同樣,當靈量上昇_______動動腦筋!她停在某一點,你便應該知道做甚麽練習來糾正它。這是很有科學理據的。我們也有用這方法,但不會無時無刻從藥盒裡拿出所有藥來吃。因此他們說自己出問題______你們當然會出問題……你也會,很快會。這是非常危險的。你要明白,我們不單是肉體的存在體,不單活在生命力(prana)裡______這是對的。我見過一些練習呼吸法的人,如果他們結婚______感謝天,你未婚______他們會與太太離婚,因為沒有愛。他們都是很乏味的人,絕對是枯燥的人;他們的人生沒有一點詩意。好吧,你們最好讀些美麗的詩篇吧!
 
問題︰他說︰「可否說說甚麼是右脈和左脈?」
這是個很長的課題,如果你來霎哈嘉瑜伽,他們會告訴你。右脈是生理和情緒的能量,用於生理和_______對不起,生理和心理的工作。左脈是情緒的能量。例如,練習呼吸法(pranayama),他會偏向右脈______你這樣做才會。
 
問題︰喚醒靈量之際,會不會感到恐懼?
不會,你不會。她是你的母親,她會承受一切問題。你出生時,母親承擔一切問題,一切陣痛,她沒有麻煩你,對嗎?她,可憐的傢伙,為你受苦。一旦你出生,她便甚麼都忘記。「這是______我的孩子出生了,過去的已經過去。」這就是靈量。你為何要害怕?有些人告訴你喚醒靈量是很危險的事,因為他們對此完全不了解。他們不想你獲得自覺。
他說得對, [問題:雖然有不少降世神祇和聖人,但邪魔自古至今仍然存在。] 對,但有解決的方法。為甚麼不找方法去驅走邪魔?一旦你是已得自覺的靈,邪魔就會跑掉______要跑掉的不是你。是時候全部邪魔都要跑掉,都要被消滅,被揭發,被殺光。你可以做到。
像樹木生長,萬物都有它的時間規律。全部六個輪穴都會慢慢地穩固。第七個輪穴是頂輪,在霎哈嘉瑜伽裡打開了。整幅圖畫已經完成,霎哈嘉瑜伽士都清楚的知道,邪魔不能消滅霎哈嘉瑜伽士;即使邪魔也很清楚。若他們看到霎哈嘉瑜伽士,就會跑掉。所以你不用擔心。
相信我已經解答了你們大部分的疑問;還有一件事,我過去……有多少年?二十三年,二十一年都在解答問題。現在我挺純熟,可以回答任何問題,真的。但我要告訴你,這樣不保證你可以得到覺醒。雖然我解答你的問題,那只是思維上的特技,不代表我可以喚醒你的靈量或靈量會升起,完全是另一回事。我只是不想你們的思緒突然跳出來說,你還沒有問這個問題,你感到有壓力。我因此回答你們。不然,我回答與否,不會有任何分別。那是很不同,不同的地帶。
大家都準備好獲得自覺。那些昨天已有自覺的人會有更深的感受。我說過,不想要自覺的人,我不能勉強你______不能勉強。我想所有西方來的霎哈嘉瑜伽士都要出去______是時候了,很抱歉。我知道你們想坐下來靜坐,但你們會比其他人有更多靜坐的機會;因為時候到了,你們要收拾東西。好吧,看看他們,他們唱梵文歌。他們唱了整首“Ai Giri Nandini”,唱得很好。想想他們,你能想像嗎,這些人怎樣學懂?他們是德國人,能想像到嗎?他們不叫自己德國人,不。他們怎能做到?他們自己也不知道。英國人住在這裡三百年,卻一句印地語也不懂。不知道他們做了些甚麼。即使跟他們說Darwaza Band Kar (即請關門),你也要說:「There was a banker.」
看看他們!全都是Atma(靈)!他們比你們更懂得欣賞印度音樂、Kuchipudi舞(印度一種古典舞蹈),真令人驚訝。因為我們的音樂來自Aumkara(唵)。它會得到證實的,Brahman。我們應為自己是印度人而自豪。我們的文化是全世界最高的,我們要尊重和保存自己的文化。去問他們,他們會向你展示,告訴你他們在霎哈嘉瑜伽找到甚麼。
 
[這個問題是關於解脫。]
 
這就是解脫(moksha)嗎?當然!這就是解脫了。「解脫」是你超越肉身、心理、情緒的存在體;你不再牽涉其中。這就是解脫。藉着不牽涉,你所有的肉身、心理、情緒的問題都獲得解決。你成為tattwa(原理),Tattwamasi你成為tattwa。“Aham Brahmasmi” ____你成為Brahma(創造神)。它就在四周____這是Brahma。即使你已經成為了也不會相信,我再次告訴你。我是說我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他們不相信自己就是這樣。好吧,現在要明白一件簡單的事情:就是這是活生生的過程,是不可勉強的,它自會成就。你們都有權得到自覺,你們全部人____無論你是甚麽種族,甚麽宗教,甚麽國家_____你是人類,你們全都有這權利。
請你們脫下鞋子,把雙腳放在大地之母上,因為她會吸掉我們的問題。兩隻……請脫下鞋子。(他聽不懂我的語言,對嗎?)……雙腳放在大地之母,雙腳分開一點。靜坐期間不要出外,就是這樣……。
你們要走了;請你們先行吧。是坐飛機嗎?……好吧,你們是霎哈嘉瑜伽士,可成就任何事,火車會等你們。
他們不想錯過任何時刻,他們清楚每一刻的重要性,你能想像。
你要對自己真誠。請把雙腳分開,保持着良好的感覺 – […]

Shri Raja Rajeshwari女神崇拜 (India)

Shri Raja Rajeshwari 崇拜
1991年12月6日印度馬德拉斯
今天我們先做錫呂格涅沙崇拜,再做Raja Rajeshwari崇拜。
有很多名號是用來描述女神︰特別是商揭羅大師稱呼她為Raja Rajeshwari,意思是她是諸天后的天后。在西方,他們也用這個名號來稱呼母親瑪利亞。這些稱呼是來自異教,就如我之前告訴過你,他們不是來自聖經裡對母親瑪利亞的描述。這顯示聖經手稿有很多改動,印度經典的手稿也有很多改動,即使是薄伽梵歌也是。這就是為何所有宗教都開始出軌。學者便利用它來投射自己的想法,敘述描寫完全違反神聖力量的事情。
你們都是這個地球上非常幸運的人,因為你已經發現實相,明白神話虛構的事情都是真的,反而理智理性的事情卻不是真的,還有,任何用來分裂分隔人的事情也不是真的。我們相信所有宗教,這就是為何每一個所謂篤信宗教的人都反對我們,因為你們理應只相信一個宗教而抗拒其他宗教。若你相信所有宗教,即是說你完全不虔誠,這是個概念。他們感到很震驚,我們竟然相信所有宗教,尊重所有降世神祇,也相信所有神祇的整合融合。
至於格涅沙,對來自西方國家的人必定是一個很大的揭示。即使在北方,我也不大能找到人們如南方那樣敬拜格涅沙,特別在這個地區,也在馬哈拉斯特拉邦,因為在馬哈拉斯特拉邦有八個格涅沙的天然聖石,他們全都相信它。現在有人說這是盲目的相信,說三道四。你們現在都看到格涅沙站在我的背後,在我內裡,這樣只是要證明的確有格涅沙這位神祇。有人給了你們格涅沙半坐在這裡的相片,其餘的是我的紗麗和其他。所有這些只為用來說服你有錫呂格涅沙這位神祇,而祂是透過根輪行動運作。印度人數千年前已經知道這知識。Kuchipudi(印度古典舞)在基督前七世紀已經出現發展,所以你能想像,數千年前格涅沙這個概念必定已經存在。
這個國家的人在靈性上很進化,他們知道什麽是神祇,神祇是什麽模樣,有什麽功用,雖然對大眾這是隱祕的知識。無論聖人說什麽,人們都會接受,因為人們對祂們的話沒有自我。我在試著找出為何西方人發展那麽大的自我。我仍未能找出為何這種侵略透過自我而來的根本原因。我們可以說是競爭或類似的原因。根據西方的歷史,即使追隨基督的人,雖然基督是被視為完全鮮明突出的謙卑,但這些人仍是那麽富侵略性。
我們現在最重要的是明白謙卑,你會很驚訝,謙卑被稱為vinay,是錫呂格涅沙的品質—Vinayaka。”Vidya vinayen shobhate”。”Vidya代表知識只飾以謙卑。你昨天看到這些偉大的藝術家的謙卑,在這裡偉大的導師的謙卑。導師邀請我到他的學院,他們獻上他們會向女神獻上的各種祭品,我大受感動。他們很快的接受我,接受霎哈嘉瑜伽。即使被通神論學會所支配的卡女士,雖然這個女士並不大在意通神論學會,她建造了這個大會堂和其他,她把一切都獻給藝術,她不容許通神論學會進入會堂。盡管如此,他們接受我,他們全部人,你能清楚的看到他們的虔敬和諒解。對聖人謙卑絕對是這個國家不明文的法律。聖人不會被挑戰,不會被控制,無論聖人說什麽,人們都要接受。
所以格涅沙最先給我們的品質是vinay – “vinay”的意思是謙虛。謙虛不是表面虛假。不是你不停的說︰「對不起」或「不好意思」或「我恐怕 」,不是這樣,不是watchik,不是應酬話,而是發自內心的謙卑。當然,現在謙虛是常常被自我所玷污,自我令你飄浮著,你永遠不會知道自己是自我中心。即使當我談及自我,人們也以為母親在說其他人,他們從不會想︰「是我有自我。」所以格涅沙是自我的握殺者,因為只有謙虛才能真正中和自我。
要謙卑下來,你要看到什麽?例如你來到這個國家,你看到很簡單的人,活得很簡樸,他們沒有這些複雜精密的東西圍繞著,他們用手來吃,吃植物或樹葉。一些住在這裡來自西方的女士說,她們以為他們全是原始人。但你看他們發展藝術的方式,這種敏捷,這種…即使是這種跳躍,你也沒法做到。為何有這種創作風格,是源於對藝術的謙卑。藝術要受尊重,導師要受尊重。尊重是唯一學習一切知識的途徑。我認為這植根於印度人的血統裡,你要含蓄地遵循你的導師,含蓄地。這個導師在訓練那麽多人,有很多女孩在這裡,不為什麽,只為表達他的藝術。他沒有賺取太多錢,我能看到這種情況。他們只有很小儲備,他也收費不多,但他對藝術的奉獻虔敬就如格涅沙對祂的母親的虔敬,他完全沉醉其中,其他一切都不重要。
就謙卑而言,你要把注意力從其他地方抽走。這是極之重要。若你把注意力放在你的其他問題,這個那個,又或你想透過其他渠道來霎哈嘉瑜伽,是成就不了。你必須從內心謙卑下來,絕對謙卑下來。祂是純真,所以祂能謙卑。若你不純真,你便不能謙卑。純真的徵兆是謙卑。一個好孩子,純真的孩子是極之順服聽話。無論你告訴他們什麽,他們只是服從。我知道我的孫兒,有一次我們到尼泊爾,那裡很冷,他們的母親說︰「他們不肯在頭上戴上什麽。」
我說︰「我能令他們一分鐘內做到。」我叫他們來,給他們一塊普通的布,我說︰「你們要包著頭。」「好吧。」他們用布包著頭,包得很好,很穩固。他們看來有點怪,但他們不介意。
我們就是缺少這種品質,這就是為何我們發現深度少了,不單是制約,我不會說是制約。人們脫離了制約,即使印度人也變得如此,他們很難謙卑下來,很困難。你可以說這是受西方影響,又或他們忘掉了過去。但謙卑卻是那麽重要。就如我要告訴你,從孩提起,雖然我生於基督教的家庭,我們在觸摸大地之母前,要先請求寛恕,你的腦中因此有這個考慮。觸摸你的父母和你家中長輩的雙腳,是否要這樣?觸摸家中每一個長輩,即使是年長的僕人,他曾經照顧我們年長的兄弟,你也要觸摸他們的雙腳,但我們這樣做時卻欠缺謙卑,也欠缺長輩該有的尊嚴。不管如何,我們的責任是去觸摸每一個人的雙腳,而不是與長輩討論爭辯。
這樣會在霎哈嘉瑜伽創造很美好的氛圍,若你堅持︰「我是否謙卑的做這事情?」只要問一個問題︰「我是否謙卑地做這事情,或謙卑的說這些話?」現在問題出在批評領袖,他們是領袖因為他們配做領袖。若有天我發現他們不好,我會趕他們走,你也知道得很清楚。這裡卻沒有謙卑,謙卑被自我所取代,自我在領袖間創造自我,領袖變得自我中心,很多領袖被趕走。我是說我也不知道什麽時候才有平衡,我該責備成員還是領袖。母親委派他們來當領袖,讓我們謙卑下來吧。不管如何,必定有某些原因母親要他們當領袖,為何我們要與他們爭吵,找他們錯處?我們就像成立了工會。
錫呂格涅沙是那麽謙虛,祂的伽藍仙眾某程度上比祂還謙虛,因為祂不能容忍任何伽藍仙眾不謙虛的對待母親。眼睛只要轉動一點,他們便去對抗戰鬥,做他們被建議要做的事情,他們明白他們母親的每一個眼神,什麽該做,這種虔敬奉獻只會令你越來越有深度。
我們現在或許對此認識的方式是,在西方,我們要更擴展開去,要更多宣傳,要說更多自己,要更炫燿自己。你越這樣做,便越成功。這是你每天看到的情況。他們炫耀「我相信」,你要明白,你是誰去相信或不相信?你是誰說這些話?但某類…你的形象要像這樣 —了不起的品格個性,或某類大人物的輪廓形象。你所創造的形象,絕對是虛假荒唐。很令人驚訝,人們卻向這個虛假的形象躹躬順從,或許他們也是虛情假意的,所以他們向虛情假意的人躹躬。我很驚訝,我是說這些有名的騙子,人們知道他們是騙子,他們做著各種錯事,但人們仍拜倒在他們面前。或許是因為他們想從中取得一些物質上的好處,這個連我也不知道,取得一些人工化虛假的好處。即使與這種人一起照相也被視為很了不起。
霎哈嘉瑜伽士必定要看穿這些技倆,他們要看穿這個玩笑,這個戲劇,什麽在發生持續,要把它反映出來,也要內省,看看︰「我希望我內在沒有這些。」有時我們取笑他人,但自己卻是這樣。所以一旦我們內省,看看自己內裡︰「是,就在這裡。」在一些國家的一些霎哈嘉瑜伽士,常常有人向我報告,他們忽然說︰「母親給了我特別的能力。」或他們說︰「我是摩訶(偉大)瑪塔吉。」也有像這樣,摩訶瑪塔吉。即使我自己也從來不說我是瑪塔吉,是別人這樣稱呼我,我從沒有這樣說。但他說︰「我是摩訶瑪塔吉。」你可以稱他為瘋子,什麽也可以,肯定的是他的傲慢令他看不到自己在說什麽,你也是這樣令你的領袖的自我膨脹,透過攻擊他,你越攻擊他,他越有反應,當他有反應,他的自我便繼續像這樣膨脹。
就如我告訴你,今天我們要敬拜Raja Rajeshwari,我之前從沒向你談及祂,我從沒有要你閱讀導師經典(Guru Gita),同一原因,我從沒有告訴你她是Raja Rajeshwari,因為這樣或許會令你有一點自我。「她怎能是諸天后的天后?」當然,是基督的母親就沒問題,但不是瑪塔吉,這樣太過了。所以我從不告訴你這些,我說︰「巴巴,我是個謙虛的母親,只是這樣,神聖的母親。」就是這樣。在這裡創造洞穴,這就是為何它或許,或許!
不管如何,我知道問題出在那裡,我們已經以很幽默的態度來處理了很多事情,但我仍然感到,看看這些藝術家,這些人,他們創作的方式途徑,或許不是依據你有關裝飾的想法概念,你或許說它頗炫耀,或許這樣那樣,就是這樣,你要明白,常常在腦海裡。「它可能是更少,這裡必定有一些不辨方向的事情。」諸如此類。你或許開始批評,因為這是不謙卑的人其中一種品質,他們以為自己有資格去批評任何事。「噢!我不喜歡這個顏色,這個不好。」但藝術家卻是真心的創造這些作品,讓我們欣賞它們吧!
其二是欣賞,欣賞你的人生,不管是怎樣的人生,欣賞它,接受它,但要毫不勉強。一切腦海裡藝術代表這樣,藝術代表那樣的思維概念都會把我們帶到既沒有更多林布蘭(Rembrandt)亦沒有米高安哲羅(Michelangelo)的境況,就這樣。不是思維的,藝術從來都不是來自思維,是來自內在,無論什麽來自內在,外在的都沒法與它相比。所以說到欣賞,我是說你可以說南印度人穿著風格非常鮮艷的服飾,對我來說,他們不是這樣。一些人或許有別的見解。我也注意到北印度人必會批評南印度人,而南印度人也會批評北印度人。不管如何,什麽是…沒有人能取得別人的長處,這是很愚蠢,很愚蠢的。
若懂欣賞和接受,你便能吸收別人的長處。北印度人不喜歡南印度食物,不管如何,無論怎樣嘗試,他們都不喜歡。他們也不喜歡他們的音樂。現在,你能想像印度分裂成兩部分,南印度人既不喜歡北印度食物也不喜歡北印度的舞蹈,我是說即使是我們的國家也是那麽分裂,這個國家是,Rameshwaram的人不喜歡馬德拉斯的食物,馬德拉斯的人不喜歡德里的食物,這是一種…!這種分裂是透過不是你的天生謙卑品質而來,若你能享受一切,你便是謙卑的。若你能欣賞每一種表達方式,你便是謙卑的。
這種謙卑是很深層的品格,因為它是來自根輪,也就是錫呂格涅沙。想像一下,祂只用一隻小老鼠作為坐騎,沒有快車或名車勞斯萊斯,擁有大肚子的祂,卻只用一隻小老鼠作為交通工具。沒有堅持維護祂的力量,祂是那麽謙卑,那麽甜美,是祂創造韻律和生命能量,沒有祂,我不知道這個世界會是怎麽樣。無論在哪裡,我們都要懂欣賞,而不是指責這個那個。我是說即使是這房間的顏色你或許不喜歡,這個你或許也不喜歡。我是說很多東西你也不喜歡,我要問你︰「你喜歡什麽?」「焗豆」,好吧,我們要開放自己,藉著謙卑,你開放自己,你滲透,你散播。沒有謙卑,你是辦不到,因為你對一切都抗拒,製造了一道牆。只有謙卑才能令你開放擴展。
今天,我們旅程的第一天,我請你們要非常非常謙卑,要明白謙卑是極之簡單,也很漂亮。你看到這個小女孩表演維納琴(veena),這樣難演奏的Adi Vadyam,原初樂器,卻能演奏得那麽美好,那麽熟練靈巧,那麽謙卑。她來我面前說︰「母親,我感到莫大的榮幸能在你面前表演。」試想像,這樣的天才。另一個我之前遇到的是個與她年紀相若,或許比她年輕的曼陀林(一種撥弦樂器)的樂器手,我是說他現在世界知名,當他在我面前演奏,他不肯收費,他只是進入極樂中,即使是舞蹈員,她告訴我當她看到我,也進入極樂中,她跳得那麽有活力那麽好,而她…她發燒,她說︰「退燒了,我完全沒有任何問題。」看看這些藝術家,我是說他們不認識我,對霎哈嘉瑜伽一無所知,卻有這種屬靈的謙卑理解,因為他們是謙卑的,屬靈是從不斷言,從不宣傳自己,從不大吹大擂。
(所以他們在這裡,來吧,是谷道嗎?意大利人來了,這是我今天延遲崇拜的原因。是谷道嗎?只叫他來,谷道是太謙卑上前來,來吧,來吧,只向前移一點點,只…願神祝福…我在等著你!請坐下,不,不,來吧!來吧。你能…你們全都坐在前面,這裡有位置,只來…你們所有人都可以坐在這裡。我要令他們高興,你要明白,因為我在意大利生活,只來吧…不要緊,那麽他們或許拿到一部分,只上前來,這裡,或你可以坐在中央,不要緊,你可以坐在這裡,無論你在哪裡,對,你能,上前來,上前來,這裡有位置。)
我在告訴他們關於錫呂格涅沙,祂本質的力量是來自祂的謙卑,所以我們全都要極之謙卑,極之謙卑,欣賞一切。當然,你要讓他們聽到我的講座,他們已經把講座錄下,那麽他們便知道我今天說了些什麽,現在我們開始崇拜。
願神祝福你們。 […]

公開講座 一 (India)

公開講座 一
印度馬德拉斯  1991年12月6日
我向所有真理的追尋者致敬。
若我們是真正的真理追尋者,便要對這追尋誠實誠懇,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對自己誠懇,證明自己在這個世界的存在價值。有很多真理的追尋者(sadhakas),他們從早到晚都在制訂某些儀式,某些靜坐的方法,某些虔敬崇拜(bhakti),閱讀某些書籍。但我們要明白,我們成就了甚麽?我們身處何方?
作為母親我要說︰「孩子,你為追尋已經付出了很多,但你找到甚麽?你找到最終的實相嗎?你找到經典裡描述的東西嗎?」今天唱的是馬拉地語的歌曲……我希望他們能唱些梵文的歌曲,他們的梵文很好,請唱些有關商揭羅大師和其他聖人的歌曲。他們明天會這樣做,這首歌曲是詩人Namadeva在十二世紀的作品,他後來到了旁遮普(Punjab),在哪裡的那納克(Nanak)很尊重他,還請他應以旁遮普話來寫作。他學習旁遮普話後,寫了一本這樣厚的書。”Granth Sahib”裏很多詩句也是從哪裏來的。
他是個很平凡的裁縫,非常平凡的裁縫,他到另一個村莊與一位名為Gora kumbhar的聖人見面。Kumbhar意思是指陶藝工,他製造陶瓷。Gora kumbhar正忙於準備黏土。Namadeva站在他面前說︰「我來是要看Nirgun,看無形相,看chaitanya(生命能量),但這裡卻是Saguna,它是有形相的。」只有已得自覺的靈,只有聖人才能向另一位聖人說這種話,因為他知道最終的實相。沒有自覺的人不會明白甚麽是超越這個生命。
基督教的多馬(Thomas),他來到印度後寫了很多契約(treatise),放在埃及的洞穴裡,最後被人發現。經過四十八年的研究,現在有一本書是講述他。我很驚嘆他怎樣從頭到尾都在描述霎哈嘉瑜伽,就是你必須體驗實相。
當然,每一本書,每一本經典都說︰「認識自己。」我是誰,我必須找出我是誰。我是說我們的精力要用來找出我們內在的真我(self)。我們說︰「我的身體,我的聲音,我的鼻子,我的國家,我,我……」誰是這個「我」?這些靈感從何而來?這個「我」是在我們內裡,反映在我們的內心。請你們不要盲目的接受我,盲目的相信是於事無補。我向你們提供一個科學的假設—它是怎會發生的。若能證明它,若你能體驗到我所說的,作為誠實的人,你必須接受它。
在西方,與我們相比,他們有其他的問題,極大的問題。當我首次來到英國,你也知道英國人是怎麽樣,都是難對付的人,很難打破與他們的隔膜。但一旦能打破他們的隔膜,他們都很知識取向,他們會衝向大學,衝向圖書館,找出關於靈量的一切。
Nath Panthis已經寫了很多,雖然他做了大量喚醒靈量的工作,但卻全都遺失了。當一些德國人,還有其他人來到這裡,一些密教術士向他們提供了一些來自這由的錯誤的資料。這種曲解,這種錯誤的程度,我曾經讀過一本德國書,它竟然描述靈量是在你的腹部,還有詳細的解釋。毫無疑問他是很博學,問題是我不知道他學了些甚麽,他就是這樣描述靈量。
這個知識我們已經知道了很久,對上天我們有三種取向,一是Vedas(吠陀經),即使是”vida”的意思也是「去知道」。多馬稱呼知道的人為”Gnostics”,或”gn”,我不知道在南方你們是怎樣說”gnana”或”gyana”,馬拉地語則是”gn”,”Gnostic”,這些字的意思都是相同的,即博學的人,不是外在的知識,不是思維或情緒,是某些更加超越的知識。他們嘗試走相同的道路,在吠陀經,他們曾經說,最先是,最先是sloka,若你不知道,閱讀吠陀經也沒有用。這「知識」是甚麽?就是從你的中樞神經系統去知道,不是從你的思維或肉身,是從更高的層次去知道。
當我們成為人類,我們要謙虛的說自己不是完美的存在體,我們是有某些缺失,不然我們怎會互相戰鬥,互相爭吵?我的意思是大部分問題都是源自人類的問題,生態的問題,經濟的問題,政治的問題。說到源頭,一切問題都是來自人類,那麽人類出了甚麽問題?動物沒有問題,他們受制於pashu,他們是pasha,神控制牠們。人類卻擁有自由,但生活得很倉促忙亂,所有這些問題都是源於他們沒有擁有真正的知識。
那麽,我們該追尋甚麽真正的知識,我們該何去何從?有些人想從吠陀經去了解,他們更想了解大自然和五大元素。當他們向五大元素敬拜,以我們的說法,他們走向右邊,這種右邊運動在希臘神話中清楚的顯示,之後它變成科學,所有這些便由此展開。
左邊是bhakti(虔敬)。人們開始盲目的敬拜神,走向神,上廟宇,上教堂敬拜,相信聖人。印度是特別的得天獨厚,因為我們的知識都是來自聖人,雖然是有點分歧,有點停滯不前,但知識都是來自聖人,來自大先知(maharishis),來自預言家。
印度另一個優勢是他們的宗教並沒有組織,沒有組織管理它,這是個很大的祝福。雖然如此,在吠陀經的意識形態變成某些思維上的幻象(maya),我們因此有Arya Samaj和所有這些,這是很困難去了解。我是說若你遇見任何Arya Samaji,你不知道怎樣應付他們;只能不停的說話,說話____神知道,他說的那些知識。他仍未到達那層次,卻滿足於閱讀來的資料,常常過度閱讀。這就是卡比爾(Kabira)所說︰「Padi padi pandita murkh bhayo」¾¾­­­過度的閱讀,即使大賢大聖者panditas也會變蠢。我過往時常奇怪,怎會這樣?我現在就遇見很多這類人。
問題是透過閱讀,你不會知道最終。就如醫生給你治頭痛的藥,要你吃Anacin,你閱讀處方︰「Anacin,要吃Anacin。」頭痛會增加或減少?你必須吃藥。《吠陀經》是這樣寫的,你要找出真我,同樣,部分的《吠陀經》的內容與《奧義書》(Upanishadas)是一樣的,從頭到尾《奧義書》都在說「你要找出真我。」
即使是帕坦伽利(Patanjal)的《瑜伽經》(Shastra),若你讀過它,它開始有很少部分是描述vyayama,即ashtanga(瑜伽式子)。很少部分說怎樣處理所謂的身體毛病。在霎哈嘉瑜伽也有用它,但只是有毛病時才用,不像每個人那樣,都去做練習,因此得了心臟病,各種毛病,熱力,高血壓,有時低血壓,有時高血壓,他們才來告訴我︰「母親,我在做瑜伽,你看……」我們不單是肉身的存在體,也不單是思維的存在體,亦不單是情感的存在體,我們還是靈性的存在體。
印度第二種取向是bhakti(虔敬)。虔敬是可以的。上廟宇,卻開始墮落,不明白甚麽是虔敬,克里希納在薄伽梵歌就是這樣說。你必定知道克里希納是外交家,祂不是母親,祂知道人類是怎麽樣的。祂要他們繞圈子的找尋真理,因為沒有人喜歡直接。特別在那時候,祂只告訴亞周那,祂向他們說了三件事,從而你看到祂的外交手腕,若你能看透真相,祂最先說的是你要取得gyana。祂不是個好的推銷員,好的推銷員不會馬上把最好的推銷給你,但祂說你必須先取得gyana,就是這樣。”Gyana”即在你的中樞神經系統中的知識。
祂說的第二件事是你必須bhakti(虔敬) ,「無論你給我果實,花朵或水,我都會接受,但你必須虔敬,即 ananya。」ananya這個梵文 ──即當你不是他人,當你是已得自覺的靈。若你沒有連上,虔敬(bhakti)對你是甚麽?很多人抱怨︰「母親,我斷食,做各種事情,你看看我的狀態,我變得極之虛弱。」不是神的錯,你仍未連上。簡單如打電話,若電話沒有連線,又有甚麽用?你誤用了電話。沒有連上的bhakti是錯的,所以克里希納說︰「Yoga Kshema vam aham。」先取得瑜伽(yoga)跟著才取得福祉(kshema)。你先要到達瑜伽,福祉才會來,不然是不能成事的。祂很巧妙的把瑜伽放在首位,祂為甚麽不說 kshema-yoga?
祂就是這樣說虔敬。說到karma(業),祂說︰「做一切的事情,把它放在大能的神的蓮足下。」 這是不可能的,很多人說︰「母親,我把所有事情都放在神的蓮足下。」我認為!即使是謀殺。這些想法只是來自思維︰「我把它放在神的蓮足下。」你不能,因為你仍未到達這個狀態。霎哈嘉瑜伽士不會告訴我︰「我在提昇靈量。」他只會說︰「母親,靈量沒有昇上來,沒有昇上來……」當自己是第三者來說這些話,他會說︰「它不會到這一邊。」當自己是第三者,因為他已經不身處其中。
這就是karma,自動的就在大能的神的蓮足下,好吧,祂成就萬事萬物,我們只是工具。假如工具說︰「我在說話。」你是不會接受的。同樣,當我們說︰「我把我的……」就像這是他們的責任,把它放在神的蓮足下,不是這樣,它是自動的,自然而然的,是霎哈嘉(sahaja),是與生俱來的。
你們內在全都有這個力量。有些書籍說靈量是很危險的,這絕對是謬論。我告訴你,我到過很多國家,很多人已經得到自覺,自覺完全沒有為他們帶來任何麻煩。相反,他們各方面都得到改善,一夜之間,他們放棄毒品,改掉壞習慣,一夜之間他們都被治好。
這是……我並沒有做甚麽,我是說你們或許以為我做了些甚麽,我甚麽也沒有做,是你的靈量成就的。它是怎樣運作,怎樣幫助你是很令人驚訝的。因為她是你的母親,你個人的母親,她知道你的一切。你也可以說,她把你的一切紀錄下來。她卷曲成三圈半______是因為某些數學程式______當她上昇,或許會散發一點熱,你也可以說她要有點掙扎才能昇起。少少的熱力有時會從一些人散發出來。假如你是個肝病病人,你的雙手或許會感到少許熱,只是這樣。你們每一個人都有靈量,它是你內在的純粹欲望。
你們都知道,經濟學的定律一般是你的要求永遠得不到滿足。今天我們想要一所房子,明天想要一輛汽車,後天想要一架直昇機,這樣的要求不停的持續著。當我們的要求不能得到滿足,我們便為此奮鬥,當我們擁有了,卻不享受。純粹的欲望是你能與無所不在的神的愛的力量合一,我們甚至從未想過有這個力量,我們視它為理所當然。我們看到一切的創造,看到漂亮的花朵,看到小小的種子長成大樹,看看你的眼睛,它們是那麽漂亮的照相機,誰製造它們?誰令我們進化到這個階段?是甚麽力量令我們成為人類?我們從沒想過找出答案,因為科學是沒法提供答案—一顆種子怎能發芽生長,我們怎會成為人類,我們只知道是這樣的,卻從不想知道甚麽是超越這些的。
是大能的神散播這漂亮的生命能量(chaitanya),四周都充滿生命能量(prahmachaitanya)。若我這樣說,你必須去體驗才能告訴我它是否存在。若你只說「不」,代表你拒絕自己與這個有生命的力量連上的機會。這個有生命的力量令我們進化,這是毋庸置疑的,它組織一切,創造一切,令一切有生命,還協調一切,限制一切,除此之外,它愛你們,它只想與你們一起進步,這樣漂亮的力量是無所不能的,它進入每一個原子,進入每一個活生生的胚芽,每一個活生生的存在體,它是那麽漂亮地運作,我們甚至感覺不到它的平靜流暢,我們看不到花兒從花蕾到盛放的整個過程,我們就是看不到。花兒從含苞到盛放,我們只說︰「噢!今天看這朵花。」它是那麽美妙,那麽美麗,我們甚至不感到有它,但它確實存在。
除非我們與這個力量連上,我們是不會知道最終的實相,因為我們並沒有注意我們內在的靈,它是我們的注意力的旁觀者。當靈量昇起,她通過六個能量中心,穿越腦囟骨區,這就是受洗的真正體驗,這個靈就像光一樣吸引我們,我們的神經有一個新的面向,這個新的面向令我們變成……我要再說一次我們變成,這不單是講座,不只是吹牛,也不是某些證書,而是你真的成為集體意識,samuluk chetana。
你能感應他人,你能從你的指尖感應到,左邊有五、六和七個能量中心,右邊有七個能量中心,這七個能量中心代表你的感情;這邊則是肉身和思維方面。你能感應別人的所有能量中心。當我們醫治人,我們可以說,我們從外醫治一棵樹,我們醫治樹葉。可是若你真的要醫治一棵樹,必須從根著手,我在說你們內在的根,你內在的生命之樹。
你會很驚訝的即使穆罕默德也曾描述”Kiyama”,“Kiyama”即復活的時刻。「當復活的時刻到了,你雙手會說話,也會見證你的一切。」他們都在說這個時刻,最後審評的時刻,混亂期(Kali yuga)會帶來完滿期(Satya yuga)。問題是有多少人會接受它,成千上萬的人走到一些令人瘋癲的地方,卻不追尋實相,我認為你們需要有上天的智慧才能明白它。
你會很驚訝,我發覺俄羅斯是這方面最值得尊重的國家,因為他們並不那麽物質取向,這方面他們沒有自由,但卻有走向內在的自由,他們很懂得內省,即使他們的作家,例如托爾斯泰和其他作家,我常常閱讀他們的作品,他們都很會內省,他們是……你會很驚訝,我們常常都要安排一個大體育館,但仍有很多人坐在外面,在一處名為Togliatti的地方,最少有二萬二千個霎哈嘉瑜伽士。當我到達哪裡,我的講座就是這樣出乎意料的成功,我說︰「有沒有打擾你們?」
他說︰「母親,怎會打擾我們?我們是在神的國度,一處本來不屬於我們的國度。」
這種美好的事情全世界都在發生。印度人有其他問題,就是我們有很多制約。即使面前有這種有利的條件,我們卻從不嚮往。我們會敬拜羅摩,敬拜導師,但我們內在得到甚麽?你執著於某些事物,但你自己又擁有些甚麽?這就是霎哈嘉瑜伽。除非你認識自己,你不會認識羅摩,你誰也不認識。
幾天前我讀過一本由一些瘋狂的人寫有關霎哈嘉瑜伽的書籍,他否定有克里希納,否定有羅摩,否定有耶穌基督,否定每一位。我說︰這種瘋狂的人,這是很不科學的,你從未嘗試找出答案,怎能這樣說?從未找出答案卻說它就是這樣。就如我從未到過馬德拉斯,卻去描述它,你會怎樣說我?
同樣,很多人寫有關神的書籍,正因法律沒有禁止他們這樣做,他們可以寫下任何荒唐的事情。除非我們取得實相,我們不會知道誰是假導師誰不是。就像你問我︰「母親,他是否假導師,他是否假導師?」我會說︰「你為甚麽要相信我?」若我說他不是,你便會與我爭辯;若我說他是,你便會相信我。不需要這樣,你自會知道,透過它你自會知道絕對的真理,因為你的靈是絕對的,它給你絕對的真理。
明天我會告訴你們多一點靈的資料,我想今天已經足夠了。我們必須有……我想若你喜歡,我們可以有一節給自覺,不用花很多時間。你先要準備好,只要請求,便會得到。當然你必定有很多問題,上次我來馬德拉斯時,全部時間都花在回答問題,不停的答問題,問題,問題。但現在我請求你們,若你們有任何問題,把問題放下吧,你可以寫給我,明天我會解答你們全部的問題,但現在,可以的說,請先得到自覺,很感謝你們。
若你想出外五分鐘,可以出外再回來,這是可以的,但不要說話,就是這樣。
我沒有告訴你印度的第三種取向,是Nath Panthis。耆那教(Jain)有Adi Nath,分裂由此開始。一位導師應該只傳授知識給一個門徒,就像闍拿迦(Janaka)只有Nachiketa 一個門徒,直至格涅殊哇(Gyaneshwara)的時代,即十二世紀。格涅殊哇是他的親兄弟Nivritinath的門徒,他們都受了很多苦。他向Nivritinath作出一個請求︰「請讓我把真理向大眾透露,我只告訴他們,甚麽也不會做,只告訴他們真理。」因為在一千三、四百年前,Markandeya曾經描述靈量,跟著是商羯羅大師,他也有描述靈量,全都是用梵文。梵文的真我知識仍未開放給大眾,懂梵文的人卻不想得到真我的知識,所以這知識一直都是秘密。
他這樣請求,跟著他寫了格涅殊哇文集(Gyaneshwari),格涅殊哇文集是馬拉地語的「薄伽梵歌」,他把它擴展,還以很多詩文作裝飾。在格涅殊哇文集的第六章,他清楚的描述靈量。第六章是那麽的殘缺不全,被稱為nishiddha。那些所謂掌管宗教,掌管昇進的人沒有閱讀它。他們說︰「你不要讀這章書,否則你便自找麻煩。」所以這章節被列為禁書,沒有人想知道它的內容,之後Nath Panthis 成長了,還有伽比爾(kabira),那納克(nanaka),他談及khalis,那納克談及khalis。Khalis意思是純潔,即nirmal。霎哈嘉瑜伽士是nirmal(純潔)。若任何人濫用了甚麽,它清楚的顯示。聖人不能這樣,純潔的人不會這樣,不能有暴力。
它是愛,愛是不用回報(nirvaj),愛是沒有界限,愛是一視同仁的。就如植物的能量向上昇,我是說樹液向上昇,到達樹的不同部位,到葉子,到樹枝,到花朵,到果實,再回來,它不會依附樹的任何部分。若你貼附著其中一部分,那部分會死亡,樹也會死亡。
所以你們必須明白,所有偉大的降世神祇,先知,預言家,他們來到地球都是來自同一棵生命之樹。你必須相信他們,若你相信他們,他們全部人,又怎會有爭吵?那些只相信其中一位的人必會爭吵,這就是他們為甚麽不喜歡我們,因為我們相信他們全部人,它不單是信仰,而是真理。
我現在要告訴你,這是一個活生生的進化過程,是最後的突破。你甚麽也沒有做就成為人類,同樣它也是毫不費力,自然而然的(sahaj)。我唯一要告訴你的是你可以怎樣滋潤你的能量中心,讓靈量更容易通過,很簡單,你們全部人都必須要這樣做,就在現在,不用看著他人,只看著自己。
請脫掉鞋子,這會比較好,因為要感覺大地之母,是她每時每刻都吸走我們的問題,特別是這個瑜伽大地(yoga bhoomi)。我們不知道自己在這個國家出生有多偉大,他們卻弄得一團糟,不要緊,若Ram Raja要來,祂必定會來這裡,不是以政治的方式,而是以靈性的方式。
(它常常往下跌,你可以向上推,但它又跌下,現在好了,它會留在這裏,好一點了,謝謝。)
就如我告訴你,你甚麽也不用做,不用停止思緒,不用花任何力氣,不用唸誦任何口訣,甚麽也不用做,靈量自會做這工作。她很了解你,她可以處理它,只要對自己有信心,自信你會得到自覺。內疚是不自然的,我想你有內疚是因為有人告訴你︰「你是罪人,你是這樣,你是那樣。」在我的眼中,你們不是罪人,你是迷失的,無知的,但卻不是罪人。
我們必須明白,要尊重自己,因為我們是很有光輝,很了不起的,因為我們仍未連上,所以我們看不起自己,他人或會看不起你,但你是人類,是進化的縮影。現在只需要小小的突破,一點聯繫,我可以肯定你會知道「真我」。
當你的靈量得到喚醒,穿過你的腦囟骨區,你的雙手會感到涼風,這是chaitanya(生命能量),聖經描述這涼風為聖靈;古蘭經稱為”Ruh”。之後你也會感到有涼風從頭頂走出來,當涼風從頭頂走出來,你會感到很輕鬆,平和和喜樂。很多人之後只是在笑,你是應該笑的,創造這個世界就是為了讓你能享受,你現在要進入神的國度,哪裡你不單在喜樂、和平中,還在極樂中。
我想若你在頸項附近的衣服太緊,令你不舒服,你可以放輕鬆點,還有若你可以脫下眼鏡會更好……遲些我告訴你,不是現在,因為你要閉上眼睛,不要張開眼睛。我們先向你展示怎樣幫助自己,你因此知道你的能量中心,我們會在左邊幫助你。
首先,你要像這樣把左手向著我,手舒服地放在大腿上。試想像,你不需要到喜馬拉雅山,不用做類似的事情,只要舒服的坐在椅子上便能得到自覺,這是你的權利。把你的左手像這樣放,現在我們用右手滋潤我們左邊的能量中心。先把手放在心臟的位置,因為這個地方是靈的反映,全能的神的反映,是靈的所在。跟著便到左邊上腹的位置,這是掌管教導的能量中心。若你是靈,你便成為自己的導師,你不需要任何導師,你的靈自會指引你。
跟著到左邊下腹的位置,這是令你認識你的中樞神經系統的知識的能量中心,它給你純粹的知識,shuddha vidya,在你的中樞神經系統運作;跟著你的手提昇,到你的腹部,用手按著腹部,這是導師原理的能量中心。假若你到過某些假導師哪裡,它可以糾正你。跟著把右手放在心臟的位置。
現在再次把手放在頸項和肩膊之間,請把頭向右邊,當你內疚,這個能量中心便有阻塞,若你感到內疚,這能量中心便有阻塞,它令你生很多病,其一是咽喉痛,還有脊椎炎,因為它們變得怠倦,器官會出很多毛病,所以最好是好好的把手放在這裡,把頭像這樣向著右面。
請把右手放在前額,垂下頭,這是你寛恕的能量中心,寛恕所有人,不用想你要寛恕誰,無論你原諒不原諒人,你甚麽也沒有做,這只是我們自己的想法。若你不寛恕,便會被誤導。所以請把手像這樣放,這是寛恕的能量中心,不用想要寛恕誰,又或誰曾傷害你,額輪是非常重要的,因為它的通道是很狹窄,若你不寛恕人,它不會昇起,靈量不能通過,只要寛恕。
現在把右手按著後枕,我們遲些才做,我只是告訴你輪穴的位置,在這裡的後面,因為你常常感到內疚,你以為自己犯錯,所以最好是請求上天力量寛恕,這個輪穴在這裡。
現在盡量伸展你的手,把手掌按在頭頂的腦囟骨區,即你孩提時軟骨的位置,taloo,這裡,就是這裡,伸展你的手指按著,那麽你的頭皮便有點壓力,一點點壓力,請垂下頭,現在慢慢用手心移動你的頭皮,順時針方向轉動七次—順時針,用力伸展你的手,否則……我是說你的手指,否則它不會有壓力,現在完成了。
首先要對自己有信心,要尊重自己,愛自己,現在左手像這樣放,雙腳分開一點,閉上眼睛,把右手放在心臟的位置,請把右手放在心臟的位置,這是靈的能量中心,靈住在這裡,你可以問我三次,從你的內心,就如問一台電腦。你可以稱呼我為「錫呂‧瑪塔吉」或「母親」,無論哪個稱呼也可以。「母親,我是否靈?」問三次,「母親,我是否靈?錫呂‧瑪塔吉,我是否靈?」
若你是個靈,你便成為自己的導師。現在請把手放在左上腹,壓著它。問︰「母親,我是否自己的導師?」問三次,請出自真心,充滿信心的︰「母親,我是否自己的導師?」你是,只問我這個問題。
我尊重你的自由,我不能強迫你接受純潔的知識,你要自己請求。現在請把右手放在下腹,按緊它,在左邊。現在你要說︰「母親,請給我純粹的知識,shuddha vidya。錫呂‧瑪塔吉,請給我shuddha vidya。」說六次,因為這個能量中心有六塊花瓣,腹輪。「請給我shuddha vidya,純粹的知識。」
當你請求純粹的知識,靈量便會昇起,你要以信心去幫助它開啓更高的輪穴,所以請把右手放在上腹,緊按它,在左邊,雙腳保持分開,這裏你要很有自信的說十次︰「母親,我是自己的導師。」請說︰「母親,我是自己的導師,母親,我是自己的導師。 」因為這個能量中心是所有偉大的導師satgurus,為著令你們昇進而創造的,母親常常都想她的孩子擁有的不單她所擁有的,還要比她有的多得多。
現在,我先要告訴你,你不是這個身體,這個思維,這個情緒,這個制約和自我,你是純潔的靈。現在請把右手放在你心臟的位置,很有自信的說十二次︰「母親,我是純潔的靈,母親,我是純潔的靈。」十二次︰「錫呂‧瑪塔吉,我是shuddha atma。」要很有自信的說。
我必須告訴你,這個上天無所不在的力量是知識的海洋,是慈悲和福氣的海洋,你必須充滿信心的說︰「母親,我完全沒有內疚。」十六次,請說吧。你必須要說︰「錫呂‧瑪塔吉,我是nirdosha,我是nirdosha。」請說十六次,這樣說是為滿足我。
現在把右手按著前額,就是這樣,我已經告訴你,無論你寛恕或不寛恕,你甚麽也沒有做,現在請垂下頭,完全謙卑的,原諒所有人,只要寛恕,不要想那些找你麻煩,折磨的人,只要寛恕他們。這是你最佳擺脫負擔的方法。因為若你不寛恕,你便會被誤導。現在真心的說,多少次沒關係,要出自真心,請說吧。很多人說要原諒人是很困難的,有甚麽困難呢?只要說原諒人就可以了。
現在把右手放在後枕,把頭盡量往後移,你再次真心的說︰「啊!上天的力量,若我犯了任何錯,請原諒我,若我無意的犯了任何錯,請原諒我。」要真心的說。
現在盡量伸展你的手,用手心按在頭頂的腦囟骨區,即你孩童時軟骨的位置,它被稱為taloo,梵文是talavyam。現在垂下頭,手心用力移動你的頭皮,盡量伸展你的手指,請伸展你的手指,用一點力,順時針方向移動頭皮七次。再次,我不能強迫把自覺給你,你必須自己請求,在移動你的手的同時,說七次︰「母親,請給我自覺,母親,請給我自覺。」我不能強把自覺給任何人。
(錫呂‧瑪塔吉向著擴音器吹了七次。)
請放下雙手,慢慢張開眼睛,請把右手像這樣向著我,垂下頭,看看有沒有涼風從頭頂走出來,在腦囟骨區,有些人在接近頭頂位置便感到有涼風,不是在頭頂,離開一點點,有些人涼風像噴射一樣,很遠的,或許是熱的,熱的也有可能。若你不原諒人,它肯定是熱的。
現在請把左手向著我,再次垂下頭,看看是涼風還是熱風從頭頂走出來。你要證明自己,是霎哈嘉瑜伽,是會變成某些東西,就如我告訴你,這是沒有證書的。有些人或許有熱風,不要緊。現在再次把右手向著我,垂下頭,再次感覺自己。現在,不要把手放在頭頂,離開一點,你便能感覺到它,離開一點。現在請把雙手像這樣向著我,看著我,不要想,你能做到。
那些感到指尖、或雙手,或腦囟骨區有涼風,或熱風,或全都有這些感覺的人,請舉起雙手,請舉起雙手。
天啊!願神祝福你們。你們大部分人都得到,現在不要討論它,因為若你在思維層次,便會失去它,只享受它吧,我希望你們今晚都可以安睡。明天請你打電話給你的朋友,因為你不能付錢購買它,甚麽也不需要做,這是你的,就像大地之母不懂怎樣向種子收取費用令它發芽生長,這也是你的purva 功德(punya)。那些仍未得到它的人明天會得到。所以請你們明天要來,也請你叫朋友來,這是你能給別人最佳的東西,這是我們期待著的,願神祝福你們。
請你們明天來,我會向你們解釋靈的本質,甚麽是靈。
……(看看現在我做了些甚麽……)他想你們都來拿取darshan(神的形相)。現在我坐在你們面前,這是神的真身(darshan)……不需要觸摸我的雙腳,沒有這個需要。明天你們會看到……(你們都很想這樣做,不需要這樣做,有政治家想這樣!)
明天請提問,請你們提問,我很樂意解答。 […]

羅摩崇拜 1991年3月25日 (India)

羅摩崇拜
印度加爾各答
1991年3月25日
我們在羅摩 Navamai 的日子聚集在這裡,每個人都說,母親,請告訴我們有關羅摩的事情。你也知道,羅摩在我們的輪穴佔很重要的位置,祂坐在我們的右心輪,羅摩代表父親的位置。因此,缺乏父親的責任和愛能令這個輪穴阻塞。在霎哈嘉瑜伽,我們能明白羅摩和其他神祇,以各種力量降臨地球,祂們肩負任務而來。為此,羅摩有一份特別的任務,就如穌格拉底所說,仁愛厚道的國王要來。羅摩就是代表這位仁愛厚道的國王,祂以人類的形相來,祂甚至忘記,自己是毗濕奴的降世,就是要使祂忘記,祂是地球上的Purushottam(理想的人類)。
你們必定有聽過祂的品質和祂童年的事蹟,在霎哈嘉瑜伽,當我們敬拜任何神祇,我們能從祂們身上取得什麼品質?我們會吸收到祂們的那種品質?羅摩有很多品質,其一是祂是榜樣典範,其二是祂是國王。祂視祂的子民比自己更高,也比祂的妻兒高。若今天的政客,能明白這一點,他們就不會被稱呼為自私,他們就不會自私,亦會是正法的追隨者。直至今天,沒有人追隨或視羅摩為典範榜樣,透過唱祂的拜讚歌,以祂之名建立機構和建造廟宇,羅摩能否來到你身上?你有否在你的生命裡取得祂的光?只有霎哈嘉瑜伽士能把羅摩的光,帶進我們的注意力裡。祂完全超越。
基本上,所有神祇都免於papas(罪孽)和punyas(功德),所謂的罪孽,祂們從來都是沒有罪。就如克里希納殺死很多人,羅摩則殺死拉伐那,這些事情以俗世來看是罪孽。但神不是這樣看,因為祂們毀滅邪惡,把壞事物移除,祂們有權做任何事,就如女神殺掉很多惡魔,祂是否犯了罪?祂們的工作就是毀滅惡魔和保護聖人。
在羅摩的一生,作為 Ahilya的拯救者是最重要的,她被她的丈夫咀咒。那時候,若任何女士偏離正法,而她的丈夫又是位處高位的聖人,他就能詛咒人,但他卻錯誤地責怪她,把她變成石頭,特別的是祂只有一個妻子,我們要明白祂只愛一個妻子,即使祂知道悉旦是摩訶拉希什米的其中一個形相,她是女神。羅摩在人的形相時,除祂的妻子外,祂從不看其他女人。當我們談羅摩時,我們就要有這份丈夫的潔淨,要敬拜羅摩。女人要對她的丈夫如悉旦對她的丈夫那樣,有同樣的信任。同樣,丈夫也要像羅摩,只能有一個妻子。
對霎哈嘉瑜伽士來說,不難做到。女人要受到尊重,對妻子要尊重。當拉伐那綁架悉旦,羅摩感到有責任拯救她,但對祂的子民來說,祂要離開多年來拯救她,悉旦也是女神,離開她,不會有任何嚴重的後果,羅摩因此離開她,為了大眾的福祉,不然社會不會接受受質疑的女人,雖然她是女神。之後,不知何故,悉旦也離開祂,她就如女人般離開祂,羅摩亦如男人般離開她。悉旦消失在大地之母裡,而羅摩則跳進 Sarayu河。祂們的一生多姿多彩,充滿奇跡,你看到祂們對待對方的態度,互相忠誠。即使她離開,悉旦認為這是她的責任,她從不抱怨羅摩,或說祂壞話,她毫不費力的從容地養育她的孩子,他們以虔敬者來到這個世界,我們能視他們為門徒,他們代表 Shisya (門徒)和門徒的力量,因此我們能成為某人的門徒。作為門徒,他們在很年幼時已經學習射箭,學習羅摩衍那,對音樂很熟練。這顯示門徒必須完全順服委身于他們的導師。
我們內在亦有門徒,他們完全順服于於母親,她是力量,他們還準備就諸為母親與羅摩一起戰鬥,他們視母親為全世界最偉大的母親,養育他們,照顧他們,令他們堅守正法,這是她首要責任。不像今天的妻子,只會日夜都在哭:我的丈夫離開我,但當丈夫回來,她們就會與他時刻爭吵,一旦他離開,她們就哭;若他離開,沒問題,我有孩子,我要照顧他們,孩子會得到他們一切所需。
悉旦的人生很特別,充滿勇氣和毅力,每個女人都要有這份勇氣和毅力。即使你與丈夫分開,或他遠離你,這應不會有任何損失,對孩子亦沒有任何缺失,因為她對孩子的責任是最重要的。我們不應放棄最重要的事情,在霎哈嘉瑜伽,所有女人都要取得這力量。
祂為妻子放棄一切,祂的妻子走了,祂要獨自生活,祂必須離開她,祂放棄生活上的一切舒適,你也知道,祂常常睡在草地上,睡在地上,赤腳行走,也常常穿得像聖人,所有這些都不是故事,是事實。
在印度,很多人過著很高標準的生活,他們從未想過微小、低層次的事物,但我們國家這些典範,卻已經變得虛假,透過向羅摩唱拜讚歌,我們以為自己已經做到,這是一種偽善。沒有這些典範的國家,人們嘗試想成為典範,他們改正自己。若你們有典範榜樣在前,我們不能成為羅摩或克里希納或與祂們有任何關係,我們有這種感受,若我們內在有羅摩,祂的光可以在我們注意力裡。
讓我們理解羅摩在什麼情況下降臨這個地球,霎哈嘉瑜伽士必須明白,若我們能取得羅摩的狀態,我們所有政治問題都會消失,當我們決定變得像羅摩,祂以不執著和明辨能力照顧人,那麼每個人都變成好人,他們先得到正法,取得成功,受到教育,成為典範,為此,祂令自己的人生很理想。
當某人對你說了一些他們也做不到的事情,你會否相信他並以他為榜樣?很多人說︰我相信這樣,相信那樣,他們卻有相反的言行。羅摩的追隨者看來是最大的騙子政客,他們有很多妻子,沒可能是這樣的。
因此,霎哈嘉瑜伽士有什麼責任?我們要把神的光帶進我們的注意力,我們必須以羅摩的角度看事物,言行舉止亦要像祂。若這種事情發生,羅摩和悉旦會怎樣做?悉旦會說什麼?她會有怎樣的言行?她也是古哈拉希什米,你也知道,悉旦多次降世,這些古哈拉希什米的降世中,有法蒂瑪的形相,她謙卑的在家裡,但所有正法的工作都是以她的力量來做的,她不需要外出,作重大的演說。
你能在家裡,與孩子,親人和朋友做這工作,你可以在家裡傳揚霎哈嘉瑜伽。在擁有力量之後,你可以進入社區。但首先,女士要有悉旦的純潔,純真首先是母性和愛,當她與丈夫被流放到森林裡,她從不抱怨︰我的丈夫沒有賺錢,他沒有為我買東西。相反她說:若他留在森林,我也要留在森林,他吃什麼,我也吃什麼,我不會在他面前吃,我會伺候他先吃,也會伺候我丈夫的兄弟,之後我才吃。
現在女人以為這種工作給她們壓力,但不是這樣,女人就像土元素,她能吸收,大地母親給予我們一切,同樣,女人亦要像大地母親,我們擁有很多力量,我們內在能包容一切,亦能灑下愛之雨。
神賜予我們力量,例如,風扇在移動,電力還是風扇比較了不起?若你認為因為風扇在動,所以它更了不起。你錯了!女人是力量的海洋,得到她的支持,男人才能做好他的工作,有種說法是潛在和動力,潛在的是女人,男人則是動力。若你開始像他們那樣跑,就不大好,女人沒必要這樣,男女各有獨特之處,亦同樣重要,女人兩者都能做好,當時候到了,女人可以更有生產力。
在馬哈拉斯特拉邦,有個名為Tarabai的十七歲寡婦,她是悉旦(Shivaji)的媳婦,只有她打敗過Aurangzeb,她的墳墓建在Aurangabaad。你必須明白,女人把所有力量保存在內,她就變得勇猛。但若她把她的力量浪費在爭鬥上、爭辯上、投訴上或細微瑣碎的事情上,那麼她的力量就會消失。女人是那麼有力量,若她想她能比男人做得更多,但首先,她要尊重自己的力量,若她分散和浪費自己的力量,她真的變得毫無力量,這種女人不好。
女人的工作是很重要的,充滿尊貴,女人要很溫和,很有智慧,讓男人說壞話吧,女人不能說,男人會爭辯,亦會打架,讓他們這樣吧,但女人不能。她們的工作是製造和平,保護人,幫助人,她像盾牌,不是像劍,劍不能是盾牌,盾牌比劍更了不起,因為盾牌能抵抗劍的攻擊,劍會折斷但盾牌不會,所以她最重要的力量是謙卑,透過謙卑,所有力量都會來。對霎哈嘉瑜伽士這不困難,完全不困難。
我看到很多女霎哈嘉瑜伽士閒聊太多,在任何地方,她們都能與男人閒聊。
「母親,請幫我。」
「什麼事?」
「這個女人說話大多,請幫我。」
「我對她很厭倦。」
沒有太多事情可以和男人談,有什麼需要說些無聊話?即使女人之間亦不用說太多話。
在霎哈嘉瑜伽,男人更要學習,什麼是霎哈嘉瑜伽?什麼是輪穴?什麼輪穴在驅動人?什麼輪穴有阻塞?男人懂所有知識,女人便會落後。女人也要學習這些知識,就男人而言,羅摩是我們的典範。
我想穆斯林真的令人很驚訝,我不想說壞話,沒一個穆斯林會看你,他們非常尊重婦女,若有女人要過馬路,他們會把車子停下來,那裡尊重婦女,我不知道為何這裡的人對婦女有相反的態度。我們看女人是有企圖的,即使他們的頸子折斷,也會不停的看,這樣看女人是很大的罪孽,在霎哈嘉瑜伽是禁止這樣做,完全禁止這樣做。
首先,這樣做你會破壞你的眼睛和霎哈嘉瑜伽,不然,或許你們會盲眼,有時,我看到人們有搖擺不定的眼神,在說話時,眼神搖擺不定。女人也一樣。
最大的損失是你的注意力,你的注意力四處放,那麼,有自覺又有何用?若你的注意力不集中,就不能起作用,注意力必須集中。在西方,這種疾病在男人間很普遍,西方的霎哈嘉瑜伽士並不相似,他們知道這是很壞的,他們問我有什麼解決辦法,你們只要看著地面,直到三呎,不看三呎以上,看著地面。瑜伽士走路時看著地面,就能看到好東西,看到花朵、孩子,上面沒什麼好看。你就是這樣控制你的注意力。羅摩不需要這樣,若你尊重羅摩,就必須像祂那樣控制你的注意力。
告訴你的妻子,你尊重她作為力量,但她要值得受尊重。"Yatr naryan pujante tatr ramante devata"即那裡的婦女受到尊重,那裡就有神。但她們要值得受尊重。
請坐下,崇拜時不要四處走,若女人值得受敬拜,"Pujyante" 意思是值得受敬拜,誰會喜歡敬拜壞女人?殘忍的惡魔?我們要敬拜值得受敬拜的人,那裡有神在。
首先,她們是孩子的母親,若丈夫在孩子面前諷刺他的妻子,孩子就不會尊重他們的母親,女人也不應侮辱她的丈夫,力量是父親給孩子的,沒有這基本的理解,他們會因為想掌事而打架。若女人知道怎樣應對男人,就不會有任何爭吵。應付男人很容易,因為男人就像孩子,他們純真如孩子。向他們說些荒唐的說話,你是不能應付他們。你要像原諒孩子般原諒他們。若他們在外面與別人爭吵,他們會有麻煩。他們只能生妻子氣,在家裡生氣還可以。除非你有這種感覺,不然你們是不能互相瞭解體諒,相親相愛和有喜樂。
男人亦要關心妻子的需要,若妻子錯了,丈夫有責任說不。這是錯的,我不會這樣做。沒必要為一些瑣事爭吵,這樣對霎哈嘉瑜伽士來說不大好看,我很驚訝,霎哈嘉瑜伽的夫婦爭吵,他們抱怨對方。為何霎哈嘉瑜伽的夫婦不能和平共處,而我卻對全世界說和平,若你們像這樣爭吵,那是不能成事的。
首先,丈夫要完全理解體諒妻子,亦要知道全世界的其他女人等同是你的姊妹和母親,即使來霎哈嘉瑜伽後,若人的狀況不清潔,就是沒有出路。
有個瑞士男人,他不是霎哈嘉瑜伽士,不是印度人,他是一個女瑜伽士的父親。女孩的丈夫有搖擺不定的眼睛,即使他已來霎哈嘉瑜伽,他們兩人都來了霎哈嘉瑜伽,女孩很好,但他仍繼續這樣。那個不是瑜伽士的父親告訴她離開他,即使來霎哈嘉瑜伽後,若他仍不清潔,離開他吧。他不是霎哈嘉瑜伽士,不要與他有任何關連,即使不是霎哈嘉瑜伽士也能明白,這個人不能得到潔淨,他沒有穩定的注意力,這很壞。我們的文化是男女的關係必須是兄弟姊妹的關係。
但我看到一個健談的女人,她只與男人交談,我就是不明白,她們不與其他女士一起坐,只與男人一起坐。男人也一樣,只與女人聊天,即使那個女人是女僕還是任何女人。開始說話,完全沒有自尊,他們以為這是男子氣概。
羅摩是最高最完美的男人,在底層的人卻以為自己是完美的,什麼是完美?不相信羅摩,只相信邪魔。若你相信羅摩,就必須以祂為榜樣。因此,孩子被寵壞,女人也被寵壞。
但這裡的印度女人仍能保持良好的印度文化,若她們像美國人,情況會是怎麼樣,那裡的男人境況很可怕,在結兩三次婚後,男人破產,女人卻能建一所皇宮。在美國,情況很差,孩子離家出走,印度的婦女好好管理她們的房子,管理丈夫和孩子,但這些事情在轉變。她們的想法與丈夫一樣,若他與十個女人私奔,我就和十五個男人私奔;若他要進地獄,我比他先進地獄。女人不應這樣做,正法的根基在女人手上。女人必須好好管理丈夫的正法,亦要令他明白,這是女人最大的責任和力量,就是要合乎正道。正法中最重要的正法是寛恕,沒有寛恕,什麼也成就不了。首先,她要有寛恕,寛恕孩子,寛恕丈夫,給予僕人庇護,這些全是女人的責任。
這些工作羅摩做不了,克里希納和耶穌基督也做不了,羅摩會殺死沒用的、反正法的污穢不堪的人,我們不知道祂還要令多少人完蛋。克里希納會運用祂的sudarshan輪穴,那會有一場戰爭;基督會釘自己上十字架,只釘上十字架一次比每天都要釘上十字架好。只有母親能這樣做,以愛的力量,一切都能以她愛的力量來成就。她以愛包容一切,因此,她的孩子不介意改正。例如,若有什麼麻煩事發生,只有母親知道怎樣處理,她遲一點才去責駡,因為孩子知道母親愛他們,她做什麼都是為他們好,孩子或許會對父親有反應,但不會對母親,母親的愛是不期望任何回報,她什麼也不要,只要她的孩子妥當。取得她所有的力量,取得她的所有優點,若母親有這種想法,孩子就會妥當。
但有些母親是很煩擾,她們干涉一切,染指一切。她常常站在前面,丈夫只能在後面,若這樣,孩子會被寵壞。在這種富傷害性的環境下,孩子可以很情緒化,所以女人要站在後面,讓她們的丈夫站在前面;不管丈夫做什麼,妻子都要在後面幫助他,他的力量源自妻子。妻子應是純潔和勤勉的。我把一切都交給女人,因為我知道你們內在很有力量,看看我作為母親,我要令每個人都成為聖人,要治好很多疾病,令人成為聖人。還有誰在做著這些工作?只有Ahilya獲得拯救,耶穌拯救了二十一人,到目前為此,我應拯救了二萬一千人。周遊列國,做每個人的工作,這種情況仍然持續,因為愛的力量我不感到怎樣,或許出門前要做班丹,因為我不知道我會遇到什麼人,但一旦任何人來找我,我立即吸收了他們所有的問題。所以愛自動起作用,我知道是愛成就一切,不管什麼發生,我沒有壞感覺。只有母親能承受這份痛苦,我想你們能沒有障礙的穩步成長。
男人要全力幫助他們的妻子,體諒她們,尊重她們。除非戰車的兩個車輪能夠平衡,不然它不會往前走。他們兩人要一樣,一個在左,一個在右,若你改變他們的位置,就不合適了。這兩種車輪在運作,在工作,因為它們是相同又是不同,相同在於高度、長度、寬度,但它們負責的工作卻不同。同樣情況發生在我們的生命裡,所以羅摩不單只想著丈夫和妻子,亦不單想著孩子和家庭,祂還想著兄弟、姊妹、母親、父親。每一個人,就如正常的人類一樣,之後,他才想及社會想及大眾,也想及國家。作為人類,祂透過活動,顯示人類的典範該是怎麼樣。很愛妻子的人知道妻子是純潔的,他離開她,現在,他們給妻子很多東西,卻從不施予窮人什麼,不然,亦會把錢給親人,這是政客的一種病。妻子是sakshat devi的人,就要離開她。
我們要明白,這是種執著依戀,依戀我們的親人和財產。西方國家的婚姻關係不怎樣妥當,在來霎哈嘉瑜伽後,妻子變成一切。這裡的領袖要離開,因為他們的妻子不妥當。透過妻子的鼓吹,他們的注意力受到破壞,至少五個瑜伽士因為他們的妻子而離開。妻子必須明白霎哈嘉瑜伽和他們在霎哈嘉瑜伽的角色,這種情況下,丈夫完全不應同意他們的妻子,要告訴她︰「你說太多話,走得太多,請安靜。」你一無事處,你的輪穴亦不妥當,只有這樣,她才會妥當。但取而代之,你卻責怪自己。仍遵從你的妻子?若她要你去偷竊,你會去嗎?即使來霎哈嘉瑜伽後,你仍有些阻塞要處理。
今天在羅摩的慶典,我們要記著哈奴曼作為羅摩偉大的虔敬者,哈奴曼是如何忙於事奉,祂知道自己的生命是為伺候羅摩。我們亦要對霎哈嘉瑜伽採取同樣的態度。這不是說你要為我煮我不吃的食物,你煮太多食物令我感到煩擾,不要強迫人接受你的伺候。我們要熱心地去伺奉。哈奴曼沒有向羅摩端上食物,德里人烹調很多食物令我感到煩擾,我因此要告訴他們,若你不停止向我端上食物,我就不來。做你要做的事情,強迫人吃是很差勁的,有些人不停的端上食物,我什麼也不需要,我對這種情況已感到很厭倦。
我告訴你,只帶些花朵來就行,但不要花太多錢來買花,有時太多花亦令我擔憂,以平衡的方式取悅你的母親。她是個簡單的女人,她不會明白這些,我們必須向哈奴曼學習那份熱情去侍奉,不用對我有特別的服務,若你想服務我就服務霎哈嘉瑜伽吧,服務霎哈嘉瑜伽就是服務我。你給了多少人自覺?轉化和啟發了多少人?
若你對新來的人說︰你有亡靈附著,他們會離開。有人告訴這個男士:他有三個亡靈附著他,因此他離開了,甚至有多少個亡靈也告訴他。他相信因為告訴他的瑜伽士是這地方有權勢的大人物,我不知道這個大人物是誰,但這個人已經走了。
我們要向哈奴曼學習什麼是熱切渴望 (渴望為羅摩辦事)。什麼是我們的工作?我的工作是霎哈嘉瑜伽:提升靈量,令人平和,有愛心,談愛,對他們談霎哈嘉瑜伽,談輪穴;令他們明白。這不是說你要開始演講,有些人演講太多,我要告訴他們停止演講,不然霎哈嘉瑜伽會完蛋。
說一個很長的講話,卻沒時間聽母親的講話和做搖燈禮,他說他就是停不了。他不知道為何會這樣。我怎樣可以改正?你放一點香料在口裡,放多少?要看你的嘴巴有多大。連放多少香料進嘴巴你也不知道,你怎能談霎哈嘉瑜伽?即使這樣你也不知道。
人們喜歡演講,走到台上,不願意離開擴音器。一旦拿到擴音器,他們就是不走,這是一種新疾病。所以你們要明白,為什麼要演講?母親已經有很多講話,在每個講座裡,你們可以播放母親的錄影帶或錄音帶,之後他們可以寫下任何的問題,叫他們下次把問題帶來。若某人病了或有麻煩,有個瑜伽士,他來加爾各答為人治病,他現在被召去俄羅斯,他像哈奴曼那樣四處去醫治人。你們也能醫治人,女人也可以,男人也可以。但卻沒有人嘗試這樣做
透過演講,有多少人得到醫治?不知道出什麼問題,直至現在,在印度,只有一個人能醫治人。我不知道為何在印度只有一個人醫治人,在倫敦,有約十五至二十人能醫治人,法國也是。你們要學習什麼方法醫治人,像做班丹…不需要邀請國外的人。若你不能醫治人,把霎哈嘉瑜伽的標籤除去吧。
若你連自己也治不好,又怎能治好別人?每個人都有能力醫治人,學習成為導師,而不是請別人來做。他們要走出去醫治人,只要有勇氣做這份工作,沒什麼會發生在你身上。透過這份工作,你變得更深入,就像樹木擴展,它生長得更深。
霎哈嘉瑜伽士和降世神祇有很大分別,他們從未在社會工作過,沒有人曾經擁有這麼多力量,只能一個給一個。但現在你們全都有力量,你只要成長,就能這樣醫治自己,醫治別人。你明白霎哈嘉瑜伽,你擁有一切,但你的注意力仍散亂在四處,不知道自己在追尋什麼,仍不明白,霎哈嘉瑜伽只是福佑,你不會缺乏什麼。只要為霎哈嘉瑜伽做事,即使什麼也不做,你也會受祝福。生意擴展了,得到晉升;每個人都受到祝福,不需要放棄什麼。
我們為自由抗爭的時候,曾經被折磨,躺在冰塊上,被電擊。我父母進過多次監獄,我們的房子被出售,我們要住在小屋裡,要犧牲很多。你們卻不用任何犧性,你只是接受,但你也要付出。若一扇門打開,另一扇門也要打開,只開一扇門是不能成事。每個人都向我報告,他們有什麼福佑。
我們要看看自己為別人做了什麼,很多人為想做領袖而爭鬥,這全是母親的戲劇。當你從那裡趺下,你就會知道,特別是女人,不要牽涉入內,很快她們也會跌下。男人要知道,沒什麼像總理,這是母親的戲劇,不要牽涉入內。
為何我稱呼領袖?只是一場戲,沒有誰是領袖,只是考驗,若你有自我,你就會走,立即會顯露出來。在霎哈嘉瑜伽,一切都會被揭露。即使我說了什麼,也會在臉上表現出來。有次有些領袖來向我承認做錯事。領袖肩負更多責任,要更好,更甜、更謙卑,更有愛心,與每個人融合,與每個人分享。
在羅摩這個吉祥的日子,我們要明白祂的生命向我們展示了什麼,即使我們只能做到一點點,都能取悅母親。祂長時間被放逐到森林裡,赤腳行走,很辛勤地工作,只為遵從祂的父親。
現在,要遵從我,你不用離鄉背井,不用赤腳走路,亦不用捱餓,一切都為你準備好。但在霎哈嘉瑜伽你要知道怎樣醫治人,要知道霎哈嘉瑜伽的一切,而最重要要知道的是愛,只是愛的力量。藉此每個人都得益,這不只是為特別的人而設,亦不只是為一個國家,而是為全世界而設。看看你的注意力放在哪裡,若注意力受騷擾,我們要糾正它。把靈的力量放在注意力裡,做任何事都要集中精神。虔敬和愛會令你有深度,不然,會有很多垃圾。若你想像垃圾,你也知道垃圾最終會怎樣,若你以為自己很特別,能做任何事情。首先要謙卑,不是只對我,而是對每一個人。以愛謙卑的說話,向人顯示。
在霎哈嘉瑜伽,人可以像蓮花般盛放,他們的芬芳傳播四周。若你這樣做,人們會告訴我︰你很令人讚歎。有天你們也會被稱為maryada purushottam,你是羅摩的廟宇,因此你要有它在內,向它做崇拜,好好照顧你的自尊,在你內在取得自覺的好處。你必須對它尊重和虔敬。我們現在已有自覺,我們怎能做錯事,我們是瑜伽士,很快你會擁有很多福佑。立即,就如我被稱為 Rokra devi,一旦你維護它,你會得到福佑,每個人都受它的祝福,再回報給全世界。
就如羅摩把祂所有力量用在人民的福祉上,展示祂為榜樣典範,你會很驚訝,當時候到了,你們都有很高的成就。你不會有任何疾病,所有壞習慣亦會戒掉,你需要時才吃,需要時才說話,需要時才看,你會因內省而觀察自己的思維。我在想什麼?我是霎哈嘉瑜伽士,停止這樣吧,透過這樣做,你會在入靜中,你的靈量亦會很滿足,並賜予你祝福。那麼你就會說:母親,這是何等的福佑。但你要跳進去,只有這樣你才會知道。直到那時候,你還需要辛勤工作。
羅摩是在午夜出生,所以讓我們遲一點才開始崇拜。羅摩的崇拜也不特別長,因為祂是以人類的形相,祂是我們內在的人性,藉此我們明白知性,我們的思維亦得到改變。羅摩就是這樣,透過羅摩,我們改變我們的想法,亦改變了我們的本質,因為祂是我們的榜樣典範。當我們到達祂的典範,我們就能到其他典範,因為祂是人類的典範。
神以人的形相來到這個世界是很了不起的,祂成為我們的典範,祂經歷所有困難,向我們顯示要有力量持守正法,即普世無沾的正法和瑜伽的狀態。
願神祝福你們! […]

耶誕崇拜 (India)

聖誕崇拜
印度格納帕提普蕾1990年12月25日
今天我們有這麼偉大的一個機緣來慶祝基督的誕生。祂出生在馬槽中。所有這些事情都是預先安排好的,祂註定是在極其困難的情況下出生于馬槽中,這表明無論你出身貧窮或富有,出生於困境或逆境,只要你內在有神性,它自然會發光。由於基督徒持有一種非常錯誤的、偏離的觀點,所以他們從未能理解基督的意義。對他們而言,純潔無暇的概念是完全不可能的。大多數人認為這多少有點像神話故事。
但在印度我們確實相信,Shri Gauri(錫呂•哥維)用自己的生命能量創造了錫呂•格涅沙,祂成為根輪的神祇。我們接受這個說法。但西方人不接受。他們從來不會接受這樣的事情,因為他們的思維過度發展並且宰製了他們。可能他們並不像印度人這麼歷史悠久,所以他們無法理解到畢竟祂是神。即使對於神的理解也是非常思維化的。而且,基督教所走的路並未為信眾提供任何適宜的指導。相反,凡是遇到挫敗,他們就會說:“這真是無法想像。”但印度人很容易理解——對神來說一切皆有可能。畢竟祂是神,是全能的神,因為西方人的這種思維態度,其層次遠遠低於靈的知識,這類膚淺的知識是平凡的、鎖碎的、它永遠不會讓人接受神的偉大。
我有個奶奶,是我父親的姨媽,她以前常常跟我們講一個很好的故事,故事中有個人準備去見神。當然,在印度,每個人都理解這一切。他們不會說:“他怎麼去見神呢?”但他們就是接受。好吧,他準備去見神。於是當他正走在路上時,他發現一位先生坐在路邊,什麼也沒做,就只是美美地唱著歌,頌贊神的拜讚歌。於是紳士說:“哎呀,你準備去見神嗎?”“是的,我準備去見祂,你有什麼口信要我捎給祂嗎?”“有啊,請告訴祂我一切都好,但祂應該給我安排食物,因為我覺得食物要吃完了。”他說:“真的?那就是你想要我告訴神的嗎?”“是的,是的,請告訴祂。哎呀,當然祂會安排的,但還是請告訴祂。”
於是他繼續趕路,遇到另一位先生,正在倒立,或者如果換成基督教的修行方式,我敢說,他每天衣冠楚楚地上教堂,每天唱著聖歌,聆聽牧師的佈道,隨你怎麼說了;換成印度教的修行方式,我們可以說,他每天都去廟宇,頭倒立,做各種瑜伽體勢和所有(印度教徒要做)的事情。於是那位先生問他:“請去幫我問問神——我已經嘗試了所有的事情,祂什麼時候接見我啊?我想去見祂,得到祂的祝福。”他回答:“好的”。
於是他來到神那裡,做完了自己要做的事後,神便問他:“你有什麼事要告訴我嗎?”他說:“沒有了,但在來的路上我遇到一位先生,他說‘我做了各種事情,嘗試了各種辦法,什麼時候神接見我呢?我倒立,我也做各種瑜伽體勢和各種事情,我也去了教堂和寺院,我祈禱,做各種各樣的禱告,但什麼時候神才接見我呢?’”
神說:“告訴他,他還要再做些事。瞧,這並不容易。當霎哈嘉瑜伽降臨,我們就會見面了。”接著他又說:“還有一個人,也是在路上遇上的,你看。他就在那很享受地唱拜贊,忽然他看到了我,然後告訴我:‘瞧,我的食物現在吃光了,請讓神給我一點吃的吧!’”我說:“真的,食物就要吃完了?”神立即說:“那你在做什麼,為什麼你不去照顧他?他的食物沒了呀。”“哦,不,不,先生,我們昨天已經安排過了,就是這樣”,他說:“好的,沒關係”。
你瞧,他不能理解,你知道,對這個嘗試了所有方法的傢伙,神一個勁說他必須還要等。而那個人只是唱唱拜讚歌,如此而已,這個人尋求神卻一事不做,神為什麼對他還印象深刻呢?
接著神意識到他掉入某種幻象之中,所以神告訴他:“好的,你去告訴他們一件事,向他們兩個說同一件事情,就說:‘當我見到神時,我看見祂讓一隻駱駝穿過了一個針眼’”。他說:“我真的要這樣告訴他們嗎?”“是的,是的,你告訴他們就行了,看看他們的反應。”
於是他往回走,碰到第一個人,他問:“神怎麼說?”那個去見神的人說:“神說‘等到霎哈嘉瑜伽到來之時,我就接見你。在這之前你繼續維持現狀。’”“哦,神啊。霎哈嘉瑜伽什麼時候到來呢?”他又說:“神終究會在某一天接見我的,我希望霎哈嘉瑜伽某天也會來到。”
他很失望。於是他繼續,他問去見神的那個人:“當你去見神時,你看見了什麼?”去見神的那個人說:“我看見神讓一隻駱駝穿過了針眼?”他說:“什麼,怎麼可能呢?這不可能!”“駱駝穿過了針眼,怎麼可能呢?這是不可能的,看看駱駝的塊頭,而針眼那麼細小。它怎麼可能穿過?不,不,不,你只不過是在講故事,因為你見過神,你想炫耀,就是這樣。我,我不相信這種胡言亂語。你在說謊,別打算愚弄我。”
接著去見神的那個人又去到另一個人那裡,此人正在街上美美地吃著東西,去見神的那個人說:“你好嗎?”“我知道在你來之前神就安排好了,我知道終究一切都很好。你看神總是時時刻刻照顧著我。你去那兒見到了什麼?”去見神的那個人說:“我看到全能的神讓一隻駱駝穿過了針眼,簡直是令人驚歎!”
他說:“什麼,驚歎?祂是神,你知道祂是神嗎?神能做任何事!祂能做任何事情!”這下他明白了,如果你知道神是無所不能的,全能的,這並不意味著祂能將喜馬拉雅山搬到馬哈拉施特拉(印度西部邦)來。並不意味著這個!但意味著祂是全能的。意味著祂能做最為精微、最為精微的事情,這樣的事情是我們的大腦,思維層面無法理解的。它超越了人類思維的理解。
這就是神。是祂,創造了人類。如果祂是造物主,祂必定高於我們 。如果一個制陶的人做了一個罐子,意味著他高於這個罐子。罐子不能創造神,即制陶的人。制陶的人製造了罐子,意味著由他製造出來的罐子,是他的某種創造,所以制陶的人必須是比罐子更加有力量。神是什麼,神創造了這個大型電腦,祂必定是這個造物者,但這點讓人難以置信,或者說超越了人類的理解。我們對一切事物都習以為常,可連構成我們自己的一粒細胞,我們也造不出來。我們什麼也做不出來,人類無法創造。如果有石頭的話,當然你可以將其堆疊起來。如果有泥土,你能夠用它搭建某種房屋。那全都是由死物做出來的死物。但你能夠製造一支燒死邪靈的蠟燭嗎?你們已經親眼看見過,在我的照片前那些邪靈被燒死。你能做到嗎?
對於這樣一部盡善盡美的、錯綜複雜運轉著的、精密的機器,也是一部非常有活力、具有爆炸性的機器,它如何運轉來創造人類,創造整個宇宙,創造這些美麗的鮮花、樹木和萬事萬物,目前你們、我們都一無所知。
看看這些繁星,看看它們有多少顆!在這些星星之中,神挑選了大地母親來創造人類。祂怎樣做到的呢?當祂想把自己的孩子送來的時候,祂就能按照自己所想的方式將孩子送過來。如果人們還質疑這點,這就顯示了思維絕對還是處在泥濘之中。所以當聖人,真正的聖人告訴你錫呂•格涅沙怎樣被Gauri(哥維)創造,請接受這確實是可能的。
但請躍入其中,躍入這信心之中,只要你來到霎哈嘉瑜伽,你就能看到很多正在發生的奇跡。接著你能瞭解,這些奇跡正在發生,如果還有別的奇跡需要發生,那麼無論如何它也會發生。我們沒有做任何事情,但一切皆已完成。並且我們不懷疑,一旦你懷疑,你將再次變得和那些深陷沼澤的人類一樣。
我總是說你們現在就像蓮花般開放。你不是在空中飛行,你的根紮在下面。但現在你是蓮花,在蓮花之上,摩訶拉希什米(Mahalakshmi)原理誕生了。摩訶拉希什米原理以悉妲(Sitaji), 羅陀(Radha), 聖母瑪麗亞(Mary)的形象顯現於人間。
傳說,摩訶拉希什米從大海裡出生。“聖母瑪麗亞(Mary)”的意思是什麼?你們知道,Mare的意思是“大海”。祂出生于大海。因此祂本身就是摩訶拉希什米,祂能夠創造一個孩子。有什麼損失呢?祂能做任何事,那就是你必須超越的地方。基督徒必須升進超越基督教,並且必須理解基督降世是多麼偉大的事情,祂就是格涅沙原理的降世。
人們應該嘗試瞭解,格涅沙成為摩訶毗濕奴(Mahavishnu)是件非常重大的事情。格涅沙是濕婆神的兒子。在創造萬事萬物、大氣、所有這些之前,錫呂. 格涅沙是最先被創造出來的,因為祂就是唵(Omkara),而唵是太初之母從濕婆神分離出來時發出的第一音。那個聲音,祂們稱之為"Tan-kar"。從此唵開始了,格涅沙就是唵的化身。所以這個聲音就是格涅沙,是祂的力量,祂是創造中首要的、最重要的,只是為了產生神聖[聽起來像povitrada]]。當這個神聖,這個[povitrada]被創造時,萬事萬物在這個神聖的海洋之中被創造出來。接著祂降世為基督,卻是以摩訶毗濕奴的形象,不是以濕婆神兒子的形象,是以摩訶毗濕奴的形象。那麼誰是毗濕奴呢?祂是錫呂•格涅沙的舅舅。錫呂•格涅沙母親的哥哥就是錫呂•毗濕奴。所以,我們應該說,祂被摩訶毗濕奴撫育,但是,我們可以說,摩訶拉希什米是採納了錫呂•格涅沙的原理的。
在昆達裡尼圖上你能看到錫呂•格涅沙是位於左手邊,連接著左脈,而昆達裡尼在其上方。所以現在發生的是,祂穿越了那個地方,如果要為了救贖而降世,祂必須作為摩訶拉希什米的兒子降世。
因此是摩訶拉希什米養育了祂,或者實際上,我們應該說,摩訶拉希什米在祂之內孕育祂自己為基督,然後祂成為摩訶毗濕奴。在神的家族裡任何事情都是可能的,因為祂們是神。在神的國度,這些事情是如何成就的,這超越了人類大腦理解的範疇。非常難以理解,但現在你已獲得自覺,你能感受到涼風,所以很多新事物會在你身上發生。所以現在相信我,在神和女神之間沒有任何不聖潔的聯姻,祂們內在沒有任何人類的質素。祂們全是神聖的,聖潔的人。
一旦你理解了這點,那麼你就會理解為什麼錫呂•格涅沙必須接受自己作為摩訶拉希什米的兒子,誕生為基督。因為,作為格涅沙,為了救贖,祂必須來到我們的額輪,格涅沙並沒有做救贖的工作,因為在那階段,祂為純真、神聖、和智慧,同時也為毀滅負性能量而生。但是祂也必須上升,只有祂,只有格涅沙才能被帶到這個狹窄的輪穴,額輪。為什麼額輪這麼狹窄?這是件非常科學的事情,今天我就不打算討論這個了。
當我們思考越多,我們就越是跑到右邊或左邊 ,於是原本就狹窄的額輪變得越來越狹窄,確實會持續地變成這樣,完全如此。因此在這個非常精微的區域只有基督可以成為精微的,因為祂是精微之中最精微的。祂甚至比原子還要精微,因為那些在原子中做著對稱或不對稱的運動的生命能量,比原子要精微。並且這就是更為精微的部分。
於是在那極度狹窄的區域內,只有像基督那樣的人格,祂什麼也不是,只是純潔。祂內在沒有別的元素,只有純潔。所有其他的降世神祇都有著五大元素,祂什麼都沒有,祂什麼也不是,只是生命能量。那就是為什麼祂能夠行走于水上,因為祂身體內沒有品質,祂體內沒有物質。除了生命能量本身外,沒有物質,沒有元素。唵在泥土之中變成了格涅沙,或者可以說,唵變成了某種物質,這種物質源自祂的身體,就是生命能量。因此在格涅沙的階段,可以說,生命能量就是以那種方式保存著,但在基督的時代就不再那樣了。
但是在基督死後和復活之後,整個戲劇還在上演,因為就是祂,掌管著我們的復活,因為祂就是門。祂就是道路,因為祂是錫呂•格涅沙。唵即是道路,祂就是門,但祂不是目的地。祂的母親才是目的地。摩訶拉希什米也不是目的地,甚至摩訶迦利、摩訶莎娃斯娃蒂也不是目的地。太初之母才是你必須到達的目的地。
所有這些從未在聖經中說起,因為祂公開活著的時間幾乎不超過4年。他們也不想說起這些,因為他們不知道,而且,所有神聖的事物都受到明顯的壓制,因為這些人都是商業化的機構,就像在印度我們也有各種各樣的商業機構一樣。印度唯一的優勢是宗教沒有被組織。感謝神!他們組織了基督,組織了所有的基督原理,組織了所有的一切,現在他們認為祂是一個好人,給祂頒發了一個怎樣的證書啊!
所以,今天我們在此慶祝唵的誕生,這是件很重大的事件。不知道你們是否意識到它,它是什麼,它滲入萬事萬物,無論是[聽起來像是anu, paramanu]原子、分子,它滲入各種化學品的組成中,也滲入在週期律中,也滲入重力之中,它滲入每樣運動的事物,這就是唵,你的生命能量不是別的正是唵。實際上,在我照片中,生命能量就是以唵的方式顯現。在人們的頭上寫著唵。這是怎麼發生的呢?這些光看起來象唵?在霎哈嘉瑜伽士的頭上,所有的瑜伽士頭上怎會有唵呢?或者阿拉伯語寫成的安拉(Allah),用阿拉伯語寫的我的名字也是如此。
是誰正在成就這些?就是祂,成就了這一切。所以唵本身就以各種形象來做事,以說服你太初之母的存在。祂就是那個掌管所有這些力量的人。祂沒有進入照片,沒有,祂不會的,但祂玩著把戲。畢竟你看,如果你分析細節,你怎麼能照出一張照片呢?通過光,光筆直穿過,一條直線。但如果祂想的話,祂能夠讓光走出另一種圓形的路線。
祂能夠將光變形成為其他的東西。祂能夠做任何祂喜歡的事情。那就是祂的所作所為,為了讓你信服。並且祂說:“任何違背我的事情我都會容忍,但對聖靈的冒犯是不被容忍的。”聖靈就是太初之母。沒有祂你無法到達頂輪,因此整個戲劇中祂就像持線者(sutra dhara),祂就是那個做事者,那個在木偶劇表演中操縱線的人。因此我們每次在崇拜中向格涅沙做禱告是非常重要的。我們得向祂禱告,就如我們向耶穌基督禱告一樣。每次,沒有祂的吉祥,沒有祂的幫助,我們無法成就霎哈嘉瑜伽。祂就是掌管者。看我坐在這裡,而祂是掌管者。試想如果沒有安排我怎能在這裡講話?什麼也不會發生。但祂是如此有效率,而你從未看出是祂成就著事情,做著一切事情。
Translation from Hindi:
You all would not have been able to understand all what I spoke in English.  Today is the Birthday of Shri Issa Masih.  It is the greatness of Issa Masih that I was explaining.  […]

桑格拉提節崇拜 Kalwa (India)

桑格拉提節崇拜

Sankranti Puja  印度Kalwe  1990年1月14日

Hindi part: 

Today’s auspicious occasion is being celebrated everywhere in India. The reason is that the Sun which has left us, has left India, and had moved towards the Tropic of Capricorn, has now returned. And along with the movement of the Earth and the Sun all the vegetation, all the crops, fruit and other things are growing. The time has come for their growth. And all those trees whose leaves were completely removed in the cold weather, […]

Makar Sankranti Puja (India)

Makar Sankranti – Shri Surya Puja. India Tour, Bombay (India), 10 January 1988.
我認為這是一個很難得的機會 在你們即將離開這個國家時 讓我今天在孟買 這個特別的崇拜 與你們重逢 這是敬拜太陽的崇拜 稱為”Makar Sankrant” ”Makar”是南回歸線(tropic of Capricorn) 南回歸線是”Makar” 現在太陽正從南回歸線 移向北回歸線 因為與太陽有關 所以這日子是固定的 印度曆法,這是唯一固定的日子 因為它與太陽有關 這一次,我不知道為甚麽,甚麽發生了 他們把它定在這個月的十五號 它通常都在十四號 今天,它正在改變 我是說季節將會轉變 因為這種移動,有六個月 太陽移向南半球 令南半球暖和,太陽會移向北半球 是從明天開始 所以今天是最後一天 以印度人的理解 今天是最寒冷的一天 之後熱力便開始增長 我們可以作任何吉祥的事情 在這個崇拜後任何吉祥的事情都可以做 在夏天 雖然夏天很熱 人們仍想受太陽支配 想太陽給我們溫暖 只因為有太陽,所有田地,所有蔬菜 所有水果,萬物都在生長 這就是為甚麽當太陽不在這裏的六個月 我們稱這時候為”Sankrant” 意思是災難 當然在歐洲 例如英國或美國 太陽不在時也是災難 在這裏,今天是 Sankrant,完結的日子 意思是災難完結的日子 他們會吃一些 混入芝麻的甜蜜的食品 因為芝麻給我們熱量 所以在今天這個最寒冷的日子,他們想給予芝麻 也想你保留熱量 調節自己去適應即將來臨的熾熱 這樣想 是非常粗略 非常粗糙的層次 我們必須令人保持足夠的溫暖 也有人說 溫暖的愛必須 在這時候向人表達,因為這是最寒冷的日子 所以他們說︰「我們給你這特別的東西 讓你能說一些甜美的話。」就是”goad goad bola” 意思是你要對我們說一些甜美的話 住在溫暖地方的人比 住在寒冷地方的人甜美 因為大自然對住在寒冷地方的人很苛刻 我不會責備這些人的品性 因為大自然真的很嚴酷 在印度,你可以住在任何地方 可以住在樹下 住在森林 任何地方你也可以快樂地生活 只要有水喝,有水沐浴 居住在這裏 不用面對居住在世界其他地方的問題 哪裏若你要外出 便要花十五,二十分鐘穿衣 這裏你立即可以走出屋外 在夏天,你可以門戶大開 大自然沒有給我們 帶來任何麻煩 在夏天,大自然變得很友善 因為樹木蒼翠繁茂,非常青綠 人們在這時候都感到很快樂 所有活動都與太陽的能量有關 在西方,陽光少得多 因此, 人們大多會留在屋內 只利用人功化的熱力或其他熱力 門戶都關上 心扉也關上 因此他們很難 與人溝通 當你越往你的國家南面走 你發現人也越熱情 越單純 非常好客 因為太陽,心扉也越開放 一種邀請你的心 你現在看看霎哈嘉瑜伽 太陽代表右面 月亮則代表左面 偏向月亮的人 有欲望但沒有行動 除此之外,若過於 偏向月亮,可以很具毀滅性 因為若你坐在屋內無所事事 例如這些日子很多人失業 沒有工作—-你會想得太多 這種思考只有欲望 卻沒有行動 不作出行動 這種力量可以變得非常富毀滅性 這就是我們發現 當他們說︰「空洞的思維 空洞的思維是魔鬼的工作室 當人只有欲望而沒有行動 沒有行動 可以很富毀滅性… 溫暖的國家的境況 與不溫暖的國家 是不一樣的 在非常溫暖的國家 例如非洲 因為太熱,情況就很複雜了 就像我們有回歸線 我的意思是赤道通過一個地方 把哪地方加熱 哪地方因此有很多熱帶密林 非常高的樹木 樹葉遮蔽整個地方 令陽光 不能穿透 因此哪裏很黑 充滿黑暗 這種極端也在 極之寒冷的季節發生 居住在哪裏的人 很自然因為沒有太多陽光 也不太生長 他們可能是很原始的人 也可能是很有野心 就像他們從動物身上學習事物 因此他們可能變得很富侵略性 所以必須要平衡 平衡就是 欲望與行動兼備 問題是在人類的 氛圍下有分歧 這個國家的這部分只有思考 另一部分則只有行動 在這種情況下,甚麽也成就不了 所以必須有平衡 要處於中脈(sushumna) 我們可以說中脈 中脈是赤道—-不, 不是赤道 是母親大地的軸心 母親大地的軸心就是中脈 它必須行動 當它來到軸心 我們要明白自己必須處於軸心 我們在軸心,這才是平衡 實際上,母親大地內 沒有像一支大柱可被我們稱呼為軸心的東西 母親大地內沒有任何物質 能被我們稱呼為軸心 這是一種能量 當宇宙擴張 這能量令地球有巨大的 旋轉速度 它不單在移動,還創造了日與夜 所以我們白天工作,晚上睡覺 這樣令我們平衡 也是因為地球繞著太陽轉動 令一半的國家 在夏天取得陽光 另一半的國家在冬天取得陽光 軸心就是這樣成就萬事萬物 除此之外 這個軸心令 各星球和各個在宇宙間移動的物體保持恰當的距離 這個軸心是母親大地的聰明才智 不單是聰明,還是芬芳 除此之外,它是中脈(sushumna nadi) 你可以說,母親大地的中脈 透過這個軸心,一切的天然聖石(swayambhus) 一切的地震 因此發生 軸心在移動 它是能量,我們可以稱這軸心為能量 它令熔岩流向不同方向 穿越不同區域令地震產生 也令 火山,火山 所有這一切的發生都是因為軸心 知道甚麽該做 這軸心愛我們 因為這軸心 我們有四季 它創造漂亮的季節令我們有多樣化 不同種類的食物 多樣化的事物 若母親大地的熱力消失 地球便甚麽也沒有 全都凍結了,大雪紛飛 我們便沒有食物,甚麽也沒有 就像居住在月球一樣 特別被創造的是 首先是母親大地 當它透過太陽的熱力被創造 我們因此可以說太陽是母親大地的父親 跟著太陽被帶到接近月球 它因此冷卻,完全的冷卻 並鋪滿了雪 之後它被帶到接近太陽 帶到生命可以開始 運作的位置 這就是整個事件怎樣的漂亮的統籌 令生命可以在這區域生長 當生命開始生長 我們漸漸知道碳如何形成 碳是由同一個軸心所構成 因為軸心內有熱力 那熱力把 植物轉化為碳 遲一些時候, 我們 可以說 生產碳水化合物的根基 你也可以說 構成所有的有機物的根基 要創造生命,我們必須有其他的幫忙 是氮 你會很驚訝,氮也是由同一個軸心 同一個移動所創造 當它創造了氮 氮令我們有氨基酸 當氨基酸在我們內裏被創造 我們的生命便從亞米巴原蟲開始 當然,這是在海洋裏創造的 因為海洋裏的移動 氮被創造,生命也被創造 跟著透過海洋它擴散開去 這就是怎樣有氨基酸 氨基酸的形成 令我們有組合和排列 不同的物種 在整個進化過程 母親大地透過它的軸心扮演著很重要的角色 同樣對人類 軸心是最重要的 我們生命主要的原則,是我們的軸心 我們要依賴軸心 不依靠軸心的人 不是偏向左就是偏向右 都是步向完全的毀滅 因為他們會 因過分偏右或偏左而被毀滅 所以我們的軸心必須妥善的處理 沒有妥當軸心的人 他們不同的輪穴 不同的品質都可能會出問題 過分伸展自己的軸心 把他的頭像這樣放的人 是非常偏右脈 他是藉由他的自我製造問題 完全屈曲自己 卑屈的人 也是向著毀滅 這兩類人有一個大問題 一個想控制另一個 當他們想控制別人 實際是在摧毀自己 也摧毀受他支配的人 例如 我們曾經見過 統治我們的英國人 我們也見過法國人走到一些地方 統治哪裏的人,跟著是葡萄牙人 走到一些地方,統治哪裏的人 一切他們想支配的都會有 雙倍的反效果 首先,因為受他們的控制 例如,印度人變很卑屈 印度人…就算是現在他們也是極之卑屈 他們沒有應有的 獨立軸心 他們是極之卑屈的人 我的意思是,特別是我在西方見到 我很驚訝從這裏來的印度人 我發覺他們都是極之卑屈 他們做盡各種 取悅白種人卑屈的行為 在印度,白皮膚的人變成很值得敬重的人 這樣令白人的 自我更加膨脹 今天你看到甚麽在發生 這個自我在摧毀他們 因為自我,他們處於毀滅的邊緣 所以這是很不自然,很表面 我們要明白人類內在最佳 的是他的軸心 每一個人都有軸心 我們必須尊重每一個人的軸心 在霎哈嘉瑜伽,我不太認得你們的樣貌 我只知道你們的輪穴 你們的中脈 你擁有怎樣的中脈 若你擁有深層的中脈,我便知道你是有深度的人 若你擁有表面的中脈, 我便知道你是個很 表面的人 就算你想裝扮成 非常友善非常好 談論霎哈嘉瑜伽 對霎哈嘉瑜伽很認識 說一些通常令人困惑的話 就像你是霎哈嘉瑜伽的導師 但我知道你的程度 所以軸心的深度 比任何都重要 你的軸心必須非常有深度 你會說︰「母親, 軸心就是這樣,怎樣可以令它變得有深度?」 人類的軸心,像一張 捲曲成三圈半的紙 內在的是Brahma Nadi(梵天脈) 梵天脈是非常非常細小 我們可以說它像頭髮般非常微細 只有像頭髮般的靈量才能通過 有深度的人,他的梵天脈會大一點 其餘互相捲曲的部分 都是很細小的 沒有深度的人,他們外在 我們稱為可摺疊的 比內在細小的東西大 這類人表面可能精力充沛 看來很聰明,很精明 外表漂亮 不管他們的外在是怎樣 他們的內在卻沒有深度 若他們內在有深度 他們的態度是很漂亮 是給人喜樂的人 能給人喜樂 若你遇見另一類看來很喜樂的人 他可能想給你喜樂 但這種喜樂並非真的那麽深入 只能像是喜樂的屠殺者 所以要令我們的軸心有深度是非常重要的 我們就是缺少了適當的刻苦 適當的努力 現在有些人自動擁有很有深度的軸心 另一些人則擁有 你所說非常非常…狹隘型的軸心 軸心必須生長 當你來我的崇拜 我所做的就是擴展它,我同意 這只能是短暫的 要保持它在這一點上,我們必須在家裏 在集體裏做點工作 必須在家裏多靜坐 認真的去做 不能當是玩笑 不能輕挑 不能愚蠢,不能這樣 必須很認真的去做,意思是 這是一種虔誠的工作 要入靜 可以說是對神的禱告 對神的崇拜 要以崇敬的態度去做 因為崇敬是成功的鑰匙 若你對自己 對別人都不尊敬 便不能去做 首先你必須對你的生命有尊敬 我對我的人生做了些甚麽? 我在哪裏浪費它? 我為甚麽要浪費它? 我為甚麽不能有深度? 無論如何,我的人生必須有目標 我是否向著這目標,我有否這樣做?」 若所有這些突然出現在你的腦海中 你便知道你是很容易與你的自我鬥爭到底 因為人們通常都為一些小事爭吵 我曾經在霎哈嘉瑜伽見過 人們為一些無用的,完全沒用的東西爭吵 就算提及他們怎樣為一些小事爭吵, 我也會感到很愚蠢 一個有深度的人,就算他說話不多 就算他不大炫耀 就算他不坐在前面 他會透過他的深度表達自己 因為我更能藉由這樣成就事情 要發展這些品質,我們必須靜坐 靜坐是最重要的 每一天,每一天,每一天 你或許不吃一天 或許不睡一天 或許不上班一天 或許不做一天你每天都做的事情 但你卻必須每天靜坐 這是很重要的 要把中間狹窄的部分發展成更大的區域 當這樣發生,你開始發展它 你首先發現的是你 不再介意任何舒適 不再受任何 物質困擾 無論如何,你已超越它 你就是不受你的思維困擾,讓它去吧 你只是不想把你的脖子 放在不再屬於你的東西上 你抽身而出 你想︰ 天啊!這對我太過了,我不再介意它了 你的態度現在向內移 當注意力開始向內移 它擴展得更多 這是內在的,被稱為梵天脈(Brahma Nadi) 它開始擴展,再擴展 微細的事物也一樣 就如 若我沒有 提及某些人 他們便感到 「啊!為甚麽母親沒有提及我?」 這都是不要緊的小事 只要你擁有深度的軸心,你就與我同在 我也與你同在,完全的在一起 這些外在的事物 啊!我把一件很漂亮的紗麗給了別人 她從不給我們紗麗,她沒有這樣做 沒有那樣做 若你的腦海裏有這些事情 代表你有 某些缺失 又或若你想投訴 啊!我到哪裏去,必須坐巴士 我必須依靠這東西 這顯示你不感到舒適 這擴展令你感到舒適 這是舒適的東西 它真的令你 在任何境況,任何位置,任何生活模式下都感到舒適 你不想有任何其他的舒適 你必須透過靜坐 發展這些 第二,我們必須知道霎哈嘉瑜伽 到今天是集體的事件 我發覺,特別是印度男子 他們從不用雙手做任何事 這是錯的 因為他們完全沒有運用雙手 因此他們的集體很窮,非常窮 印度人有最糟的集體 若你擁有集體靜室 我不知道我們為甚麽要建造一所集體靜室 沒有人會留在哪裏 他們想有自己的房子 自己的家庭 自己的孩子 對集體他們是最差勁的 原因是印度男子從不用雙手做任何工作 他們不懂怎樣釘釘子—很多人都是這樣 更不要說其他維修的工作 他們只會把雙手放在臀旁 告訴別人該做甚麽,你明白嗎 馬拉塔有這樣的一個說法 非常有趣的 就是︰「坐在駱駝上,駕著山羊。」 這就是典型印度男子 他們不懂修理 不懂做任何事 若現在有人散播某些東西 他們只會站著,只在看 從不動手去做 所以對每一位霎哈嘉瑜伽士,這是很重要的 我們稱為shramadaan 他們必須做一點shramadaan “Shramadaan”的意思是付出一點勞動 這是我們缺乏的 就算是要清潔你的房子 你最好也清潔房子的外面 嘗試在房子周圍種一點植物 把房子重新刷上油漆 用雙手做點事 就算你沒有房子 你也可以整理一下頭髮或做類似的事情 只要你認為是最容易做的,就從容易的事情開始吧 因為我不認為有人會這樣做 他們甚至不刮鬍子 要別人代勞,我的意思是 他們絕對是懶惰的物體 現在卻相反 你看到在西方,人們運用他們的雙手 因此你便明白 因為他們運用他們的雙手,所以他們很合群 他們因為合群而得分 而印度人卻是因為他們是印度人 他們祖先的遺產 他們知道甚麽是靈量 知道格涅沙,他們知道一切而得分 他們是在這方面得分 左面是欲望 右面則是行動 我們再次回到原來的位置 我們處於不平衡 就是西方有行動 這裏則只在想,「好吧,我們會去做。」 只是計畫,每樣事情都只是在計畫 甚麽也成就不了。你不停的計畫,計畫,計畫 在過往十年間 我們在德里建造一所集體靜室 像泰姬陵般,我告訴你 這是很困難的,你要明白 他們為甚麽花這樣長的時間 那不是一個大的地方,完全不是 不單因為霎哈嘉瑜伽士,還有其他原因 因為每一個人都像這樣,每一件事情都延遲 每一件事都明天才做 「我們明天才做。」 一個人來了,另一些人卻沒有來 就像我們在學校裏 通常都是這樣,我們拿到這個數目,或我們這樣解決 有房子要建造 三個人來工作,一個人走了 跟著兩個人來工作,一個留下 其餘兩個跑掉 五個人來工作,兩個跑掉 所房子又怎能建好? 永遠不能 人這樣跑掉,房子怎能建好 就是這樣 這就是我們欠缺的合群 我在說所有印度人都必須找找 有沒有可以種植植物的地方 找一處可以 種一些榕樹的地方 一起澆水,一起把事情做好 現在的印度婦女已經能這樣做 她們在烹調方面做了 大量的工作 但其他工作仍然沒有做 其他是聰明才智 還有是思考 若他們每時每刻都在想︰ 啊!我丈夫喜歡這些,我要為他烹調這些 若丈夫進食時要有…例如 檸檬 現在家裏沒有檸檬 這位婦女便會到處去 為她的丈夫找檸檬 否則他不會進食 不要緊 有時他不進食也沒有不妥 但婦女仍會嘗試 因為她們想, 她們明白 你必須要保持他們的味覺妥當 在印度,她們都很合情理 因為在這裏,他們是真正的老虎 所有丈夫都像老虎 所以你要不停的餵食他們,否則你便知道 天知道他會何時跳上你的身上 在英國或美國卻是相反 丈夫像山羊 婦女則像老虎 西化了的印度婦女也是一樣 當她們走到西方 就算是很單純的女士也會變得像老虎 真的很令人驚訝,她們怎能立即改變 就算並非穿上牛仔褲 她們就是 變成這樣 當人類 不明白自己是 母親大地的軸心 不是南回歸線或北回歸線—-人類便會有這種不平衡 平衡是藉由我們的深度而來 我們要改善我們的深度 不是透過空談 空談霎哈嘉瑜伽 而是認真的靜坐 認真的入靜 第二,我們必須做一些集體的工作 現在在印度,例如,我們有建築師 他們從不用雙手觸碰任何東西 只坐著繪圖,你明白,只是這樣 繪畫後,喜歡怎樣就怎樣 現在他們有問題,實際的問題 他們甚至不懂釘一顆釘 他們就是你所稱呼的白領… 對用手做的工作完全不懂 他們不懂做任何手工藝 就算要他們抬起一張椅子 再把椅子伸展也辦不到 在這情況下, 對集體來說 我們是來自一個絕對富毀滅性的社會 所以我們要合群 讓我們一起做點事 印度的集體是太可憐 可憐到他們甚至沒有善待他們的妻子 沒有與他們的妻子 與他們的孩子好好說話 對他們來說,善待他們的妻子是完全不合乎正法(adharmic) 另一方面則是西方人 對集體過分關注 無論如何,他們也會嘗試妥協 嘗試令家庭生活妥當 所以這是兩個極端 儘管如此,不知為何,感謝印度婦女的智慧 令家庭生活很牢固 若你在英國看到這種男人 我可以告訴你,沒有人能忍受 印度男人對他們的婦女所做荒唐的事情 絕對容忍不了,他們這種言行是絕對不能原諒 男女之間的平衡 甚麽是軸心,就是家 家就是軸心 在家裏,你有怎樣的言論? 你想著甚麽? 你有甚麽問題? 你的注意力放在哪裏? 你在討論些甚麽? 你要清楚的看到這些是非常重要的 你因此能知道 甚麽發生在你的家庭 例如你們互相批評 若你向你的孩子說些批評丈夫的話 丈夫亦批評妻子 告訴孩子這些 批評的說話 若這種情況持續 甚麽會發生 這不可能是妥當的軸心 軸心是愛 軸心是愛 沒有剝削,沒有溺愛,只是愛 像我們的國家,你看到,我們擁有怎樣的軸心? 我們的國家的軸心是adhyatma 我們現在要克服對金錢 對社會發展,對這些那些的渴求,首先要有adhyatma 若人在得到自覺後社會才發展 那麽,在這裏創造另一個美國就不再是問題了 我們不需要成為共產主義者 不需要做這樣的事情 因為共產主義者就像美國人 他們本質上毫無分別 若一個美國人獲准留在俄羅斯 他的言行與俄羅斯人會完全一樣 若送一個俄羅斯人到美國 他的言行便與美國人一樣 完全沒有任何分別 若adhyatma的軸心,對任何國家的 靈性昇進有成就的人來說 變得最重要,亦已經成就了 那麽,任何的社會發展 任何種類的發展 也不能摧毀這個國家 也不會有戰爭 處處都會很和平 處處都有樂趣 所以在今天這Makar Sankrant的日子 讓我們現在就說Sankrant(災難)已經結束 我們期望新的年代的 新月能祝福我們 偉大的太陽來到 給予我們需要的能量 慶祝霎哈嘉瑜伽黃金年代的來臨 願神祝福你們 至於崇拜 Makar Sankrant 是一個小崇拜 是對太陽神蘇利耶(Surya Devata)的崇拜,我也不知道… 來自國外而 十一號之後仍留這裏的人 在十二號嗎?在十二號,十二號之後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 十七、十八、十九、二十 好,這樣吧 誰會在十一號後仍留在孟買? 這些人甚麽時候走? 有誰在十一號後還留在孟買 他們甚麽時候走? 你要去Pratishthan,好吧 約翰,你又怎樣? 想留在孟買嗎 又或你想留在Pratishthan? 我的意思是這裏沒有 為你們作任何安排,所有在十一或十二號 或短期內不離開的人 有多少人想多留一會兒? 大約三十四人,有多少男多少女? 我們決定男士到Pratishthan 女士則到Alibagh 因為Pratishthan 紀律性仍然很強 完全不適合女士 我住的地方只有一間房間 所以最好把所有女士送到… 讓她們到Alibagh 她們要支付留在Alibagh的費用 付給照顧她們的人 有多少人到Pratishthan? 大約五十位男士 五十位,好吧 你們甚麽時候回來? 你要明白,這是一種負擔 若想拍照 你可以到Pratishthan 但對我們這是一種負擔 你要明白,除非你回去 這會是我們的負擔 所以最好你可以到Pratishthan 拍一點照片,或做你想做的事 最好是你自己安排 因為這將是在國外 不然,這將是我們的負擔 他們跟隨著我們 我很抱歉,你必須與… 帶走你帶來的東西 你們要在三四天內完成 把照片拍好 快準備吧 那些留下來的女士 可以到Washi或Alibagh 到Alibagh較好 他們可以到Alibagh留下 有約十三四位女士 好吧,就這樣吧 現在就讓…Atharv Ganesha… 來自美國的二十一個人要離開 我們要盡快完成崇拜 他們便可以走了 […]

印度之旅–為了昇進 Pune (India)

印度之旅
印度蒲那1987年12月24日
你們到來是為了你們的昇進,這是一個朝聖之旅。要記着一些事情    就是我們必須先看到自己思維的消失。我不介意受苦,但我受苦對你們的幫助也不大,所以我必須請求你們不要說:「我想。」
我見到人們繼續在拖拖拉拉,沒有活力,只有非常懶散的活動,非常緩慢的活動    就好像他們吸食了一些鴉片或者毒品一樣。你應該見到,所有印度人都是警覺的,特別是在馬哈拉施特拉邦(Maharastra)。他們是非常警覺的人。你們就是要達到這種警覺    不是僅僅在這兒閒逛,在那兒閒逛,在那兒站着。每個人都要前去及呼召。我們在這兒沒有做什麼的工作,而他們做着所有的工作。我抱歉我要這樣說,是他們去解決事情。我們只不過由一處轉往另一處,但那動作還是那麼緩慢。有時候無論怎樣去說服你們也是不可能的,就像小朋友去叫喚這個,又為某些事去叫喚那個,動作一定要快,一定要迅速。你們一定要非常迅速地去解決事情。你們正如他們所說,每樣事情都一定要以非常巧妙的方法去辦妥。但相反,我發現人們都缺乏那種速度。你們全都不是癮君子;該是未墮毒海的人去救出那些癮君子。相反地,未墮毒海的人就表現得像癮君子一樣,使人吃驚。僅僅是步下梯級,他們也用上半小時。
從今以後,你們必須警覺,絕對地警覺。清楚知道你們正在做什麼;往哪裏去;怎樣去生活;什麼在四周;誰是那些人;找着他們,查問一下,跟他們做朋友;嘗試認識他們;同時嘗試去做一些事使你能裝備起來,並且警覺。警覺是非常重要的。梵文用語是「daksha」,我發現這警覺只存在少數人之中,其餘的人亦嘗試將他們拉下去。我同意有些時候你們睡得少。你們可在日間睡覺,可在日間休息。但我們那種時常倦怠的習慣使我們的靈量不能上昇,不能讓我們的注意力放在靈體上。
我還看到另外一點,你們在某處坐下來,比方說在音樂節目中。你們突然會開始做班丹,這是瘋狂的。或者你們會突然開始提昇靈量,這是愚蠢的。不應該這樣做。你們必須坐得有尊嚴,有智慧。其他人正看着你們,而且我正坐在這兒,不用做班丹。什麼是班丹?我時常給予你們班丹。所以不用去做班丹或做什麼。
我們已為一些人婚配達到最後安排。只是一些人的婚配,不是全部人,我們要多些時間,因為所有名單都是相當遲才送來給我。所以我或不能前往Brahmapuri去,但我會在Kolapur直接接見你們。
或者在Brahmapuri的節目中,你們可以享受及靜坐。現在不要浪費時間,這是非常重要的時間。你們花了所有金錢來到印度,不要浪費時間,或只是為了渡假。入靜吧。每天早上坐下來入靜,試試早點睡覺,早點起床。把工作快一些完成,試試再快一些,不要懶散地轉往別處。你們學懂稍稍跑一點,這會好一點。在美國,人人都在跑。但當他們到了印度,我真不知道他們發生了什麼事,他們全部……就好像(錫呂‧瑪塔吉女士以姿勢示意)。不該這樣。我們要尊重時間,這是非常重要的,時間是很重要。在某些事情進行得很好的時候,你們來到這兒。宇宙是非常幫忙的。昨天,我剛提昇了右脈(Pingala Nadi),天氣就變得較為暖和了。看,今天頗為温暖。兩天前天氣非常寒冷,現在已變得較為暖和了。所以整個宇宙都嘗試去幫助你們。人人都嘗試去幫助你們。但是,若你們仍在同樣靜止的狀態,或同樣倦怠的狀態,他們都會放棄的。所以請明白,爭取早點起床;爭取早點洗完澡;爭取做妥各樣事情。你們所有人都應該巧妙和迅速的做妥各樣事情。
而且,你們不應做所有這些外在的事情;不應將注意力放在無意義的事情上。這是我仍留意到的,就是注意力不好。你們一定要改善你們的注意力。當你們步行或在任何地方,嘗試將你們的注意力放在大地之母上。這樣會好些。最好將你們的注意力放在大地之母上。有思維來到你那兒。沒有問題,只要察看直至停止了思維。即使現在我看見有些女男仍擁有搖擺不定的目光,那是非常錯誤的。你們不能在霎哈嘉瑜伽內這樣做。如果仍有擺動的目光,嘗試壓止你們的雙眼,因為這樣的眼睛不能讓你們的靈量上昇。你們一定要有純潔的眼睛,目光不要帶有情慾及貪婪。我常常說:所有罪孽會被寬恕,但不是在得到自覺後。它們會加起來的,有時候會以倍數遞增。得到自覺後,若你們再次開始做這些無意義的事情,你們會沉淪得十分快速,沉得十分低,低下得連我也不能再次把你提昇。所以要小心。我們以為所有罪孽會被寬恕,所以將注意力放在任何一些地方;看看這邊、那邊,又看看每一個人,那是不好的。
請看這個女士。她看着哪兒呢?問她吧。她的注意力完全分散了。你看着哪兒呢?你看着這兒、那兒、那兒、那兒。這是不當的。你一定要保持你的注意力。當靈量上昇,讓你的注意力放在中間。不要讓它在這時候或那時候離去。你們遇到很大的阻滯才能來到這裏,現在不要浪費時間。外在沒有什麼可看,所有的都盡在內裏。沒有問題吧?所以請不要把你們的注意力放在周邊,只要試着將它放在內裏。
現在在崇拜中,它當然發揮作用。你當然感覺很好。突然間,你提昇了。同意吧!但我發現在崇拜中,仍然發生的是:生命能量不被吸取。原因是在崇拜的時候,你們必須嘗試不要去思考,嘗試多些吸取我的生命能量,放多些注意力在我那兒。以往,我發現當念誦口訣時,你們的注意力就會分散。所以我說:「好吧,現在你們唱歌。」……你們的注意力卻不是放在崇拜上,而是在音樂上,一種娛樂發展起來。我不知道要做什麼,怎樣令你們的注意進入得更深。我們必須努力。你們看這男士是瘋癲的,或是什麼也好。他受了多少的苦。我們是那麼幸運,齊集一起,對一起昇進有完全的理解及尊嚴。即使你在霎哈嘉瑜伽只有三天,你也可以做到,只要你有決心。
記着罪孽根本不會被寬恕,它們會以倍數遞進。要小心,要小心。這是非常重要的時候。你們花了那麼多錢,那麼多時間,你們所有人來到這兒。我不是說其他人,我在說你們。坐下,入靜,將你們的注意力放在中央。每時每刻,都要看着你們的注意力在那兒。
當你們談話時,也只要談霎哈嘉瑜伽,不要涉及其他話題。最好就是談霎哈嘉瑜伽。尤其當你們在城市,你們會發現注意力受干擾。但如果你們用雙腳站立;如果你們有各自的個性;如果你們有各自的深度,這樣就沒有什麼可動搖你們,沒有什麼可動搖你們。所以要發展你們的根基,深入一些,深入一些,再深入一些,同時支持自己。不要因為這些發生那些發生而受到干擾。
而且,你們任何一個都不必在這階段說:「我之所以受感染是因為有人是這樣,因為有人做這些。」沒有需要這樣說。你們要保持妥當,沒有什麼可破壞這情況。假若你們並不是全沒問題,你們將被糟蹋。還有許多其他的事情,你們要去看顧,我相信你們的領袖會告訴你們。但我感到其一是:你們正開始同情不該同情的人,卻不去看看自己究竟出了什麼問題,只嘗試去找別人的問題,這並非我們改進自己的方法。
我們要尊重我們的自覺,我們要尊重自己,我們要尊重我們的個性。我們全都是聖人。透過這神聖,天堂所有最好的東西都會降臨地上。我們有巨大的責任,我們要成為純潔的人,我們要成為簡單的人,去除所有複雜的情況。我希望我的話有如口訣一樣,作用在你們身上。你們全都嘗試去跟隨昇進的道路,而非沉淪的道路。不要談話太多,尤其在靜坐之前及之後。嘗試保持安靜。處於安靜本身是非常偉大的。當有思維時,你要說:「不是這個,不是這個,不是這個。」不應受干擾使你們心煩意亂,不論那是什麼樣的干擾。
我希望這一次我們將成就許多,因為這次我有一種感覺:在所有的崇拜中,我真的非常非常努力    非常的努力。假如你們能慢慢下定決心:我們來這兒並非為了享受,為了買衣服、紗麗或其他;我們來這兒是為了昇進。如果你們在心裏已有這份決心,我肯定事情會成就。請嘗試控制你們的注意力    控制它。”Chitta niroda”控制它。它往哪兒去呢?觀看:「我的注意力往哪兒去呢?」問:「注意力往哪兒去呢?」問問自己:「我在那兒,還是只在外面呢?」否則,你們將會有非常古怪的覺知,非常古怪的覺知。不是說你們沒有頭腦,不是你們無法明白我說的話,只是無論我說什麼都沒有記錄下來,即使記錄下來,都用於其他人身上:「母親是那樣說的,所以你是那樣,並不是我。」如果你能看到這弱點,那便好了。」
每個人來到霎哈嘉瑜伽都改善了許多,每個人在內裏都有很大的平安和喜樂。現在我們要做的就是這樣一個最高點:沒有人可觸摸你;只有你可觸摸別人而不是別人觸摸你。他們會來到你的面前,然後你要拉起他們。我希望我們在這時候能建立以上種種。實際上她所唱的歌指如果導師賜予krippa(意即祝福),那麼你會被寬恕一藍子的罪孽。這是事實,這是真的,但不是在得到自覺後。沒有人說得到自覺後,罪孽會被寬恕。那是得到自覺之前。而得到自覺後你不應相信罪孽會被寬恕。嘗試減少它們,減少錯誤的事情,減少有違你昇進的事情。嘗試減少它們,嘗試減少它們。逐漸嘗試,所有自我和超我,我執與所知障,這是我們會犯的唯一兩種罪孽,把它們減少,你將感覺好得多。
我希望你們離開這兒後會感覺非常舒服。今天你們一定去過一些地方。我不知道你們曾到過什麼地方。你們有沒有到過Tukaram這個地方?現在關於婚禮的安排,人們一直在追問。我們可以讀出他們的姓名。
如果有人得到自覺後犯錯,整個身體都感覺得到,尤其是你們的母親,所以要小心。你們一定要非常小心。好吧!今天你們答應我吧!因為明天是一個偉大的日子。答應我:不論集體或個人做任何事情,你們都嘗試找出這樣做是對或錯。今天我已很清楚地告訴了你們。沒有問題吧?願神祝福你們。
有誰在打噴嚏,有誰感染枯草熱(hay fever),以及諸如此類的不適,只要試試去醫治你的肝臟,那麼便沒有問題。凡是患上傷風或感冒 ,你們可以說是打噴嚏或打冷顫,你們應知道這是肝臟問題。清楚吧?要好好照顧自己,你們是那麼珍貴。
H.H. Shri Mataji Nirmala Devi […]

濕婆神崇拜後的講話 Mumbai (India)

濕婆神崇拜後的講話

1987年2月26及27日

我一開始便知道霎哈嘉瑜伽,我生下來便有這種獨一無二的知識。要向人類宣示這種知識是很困難的,但我希望找到方法。

首先我要打開第七個輪穴,在1970年5月5日,我終於把它打開了。這可說是一個秘密,在此之前宇宙的生命能量(Brahma Chaitanya)在潛伏(A-Vyakta)的狀態,沒有顯現出來。就算有些人能達到自覺,連接到這宇宙的生命能量,但都像點滴消失在汪洋之中,我們叫它Niraka Ka Guna。

因此沒有誰能夠告訴世人這最後境界的知識。那些從那宇宙能量的海洋中出來的降世神祇,已經很努力的找他們能找到的最好的門徒,無論這些人怎樣少,然後教導他們此整體大有的知識。但由於那時宇宙能量不在活躍的狀態,那些降世神祇最後都回到海洋那裡去。

就像格涅殊哇(Gyanashwara),他很年輕便進入涅槃。人們說他不能用言語來傳道,那是要去經驗,因此很少人願意去嘗試,那時沒有人可以在指掌上或感覺上體認這種經驗,甚至在思維層面去了解都做不到。這是個大問題,那些降世神祇所能做的只是預備好了基礎。

現在我來到世上,我是那宇宙大有的整體能量的降世。現在那能量之海已變了一片祥雲(Saakar),具有了形狀。那些過去曾經降世的神祇都是這整體的一個部分,現在以全體的面貌來臨了。天上的祥雲降下了雨,這雨水能滋潤世人的頭腦,他們會慢慢進步,直至他們的靈量能夠昇起。現在他們都得到了自覺,在指掌上感應到一切。這是過去沒有人能夠清楚說明生命能量的原因,他們只能夠談論 Chaitaya Lahiri,因為那時宇宙能量還不在活躍的形相,只是一種狀態(State)。在這種狀態中,沒有任何形相,只有喜樂,進入這個狀態便可以超越試探,超越憤怒,我們都知道有這些人。但他們是怎樣達到這個狀態的呢?那個宇宙的整體能量是甚麼呢?他們都不能顯示它整體(Pratyaksha)的形相。他們只能多方設譬,或說一些寓言故事。

這是我要完成的,便是把宇宙能量的整體形相從能量之海洋中帶出來。現在你們都不溶化到能量的海洋去,我把這個大海變成大雲朵(Matka),而你們則變成小的雲朵(Matka)。換言之,我把你們變成我身體中的細胞,養育你們、照顧你們、清潔你們,讓事情順利發生。但由於我是摩訶摩耶(Mahamaya),我要很緩慢的工作,在適當的時刻,適當的階段,事情才會發生。

那宇宙的整體能量便是太初母性力量(Adi-Shakti),而最高的主濕婆大神(Sada-Shiva)則在我的心中。但由於我成為人的樣子,你們很難發現出來。你去告訴那些現代人,他們是不懂的,只有霎哈嘉瑜伽的修習者能聽得懂。要承受這個真理是困難的,現在你叫這些人去承受很多錢他們都會覺得困難,更遑論叫他們承認自己的位置。他們的根基完全動搖,因此叫他們承認所有降世神祇都在我之中,那是難乎其難的。

有一天,我到奧蘭加巴德(Aurangabad)去,有個小孩子說,他曾經在書本上讀過,宇宙能量是超越感覺與非感覺的。我說書上說的沒錯,但現在應該拋下書本,只管試試能不能感應到它。那時我便決定將這個知識告訴一小部分人,宣示這種知識的時刻到了。到目前為止,所有宗教都是只佔部分和未曾整合起來的,現在這個整合要來臨了,我現在可以向你們解釋耶穌基督、穆罕默德及其他先知和降世神祇,因為他們都是整體能量的一個部分。

你們不要對科學家說,你們只須說這是個很獨特的方法,雖然有點難以明白,但確實是有效的,事情真的發生在我們身上。你們只要這樣說便夠了。如果你向他們說我,他們會感到震驚。你們至多只能說,這個知識是由錫呂‧瑪塔吉女士教給我們,真的能夠使靈量昇起,但她怎樣能夠做到,我們卻不大了了,可能那是個秘密,但真的作用於我身上。

現在你們明白了嗎?能說明一顆種子為甚麼發芽嗎?我們要做的只是把它放入母親大地。同樣,你們可以說,我一切都交給錫呂‧瑪塔吉女士,我們的靈量便生長了,這是一個活生生的過程,我們親眼看見它發生在我們身上。

過去,沒有人能夠給予他人自覺,也許只有一兩個能這樣做,多數人都是通過潔淨身體的方法來達到自覺的。例如佛陀便是這樣,潔淨了身體,誠意要求衷心禱告,這樣宇宙能量便進入了他,但他跟著便進入那種「狀態」,之後便沒有任何的溝通了。現在這種知識進入了集體之中,因為那個狀態開始展現它自己,所以集體的工作現在便開始了。

譬如你發現了電力,但不公諸於世,世人又怎會知道電力這回事呢?不是以往那些偉大的聖賢不願意去說,而是沒有任何溝通的方法。就好像你跟沒有眼睛的人說話,你怎樣向他顯示呢,怎樣跟他說呢?那時還沒有人好好地處理那種「狀態」。

那些得到自覺的人,他們的自覺輪是打開了,但他們卻消失於其中,整個經驗都是個人的,而不是集體的。現在這一切都終結了,現在都變成是集體的了。到了某個階段,一切都要成為集體的。

即使到了這個階段,人還是陸續的受到考驗。但最後耶穌基督被釘十字架、穆罕默德、那納克(Nanak)和Tukaram等都被害死了。且看他們受到甚麼待遇,他們都來自天國,卻受到這樣的看待。那時事情還不能順利成就。

我知道天國的一切事情,但直至現在我還沒有把這些知識宣示出來,因為世人還未準備好,未能吸收這些知識,我只好慢慢的,一點點的宣示出來。就好像要做一個米團,要煮一段時間。你們都在這批人之中,現在你們這些人的質素,就像過去先知那少數的門徒一樣。就在此時此地,你們都是命定要到我這裡來,但卻是慢慢的、穩定的來。那些來到這偉大的廚師手中的都會預備得很好,至於沒有來的,都會被棄置。這是超越時間的,每個人都要根據他自己的能力去達到,就好像很難說要多久一個人才可以學會騎自行車,要多久一個人才可以成為醫生一樣,有些人很快,有些人很慢。

時間的束縛是人自己做成的,事實上這個身體並沒有時間。時間是由人的習慣造成的,有了習慣,時間的束縛(Kaal)便形成了,如果沒有習慣,便沒有時間。練習霎哈嘉瑜伽以後,你們的許多習慣都沒有了,但這亦需要一點時間。你們要是希望改變那些習慣,就不要找理由把它合理化,你為它找理由,習慣才會存在。你今生之中便得到了自覺,開始失去那些習慣,那麼在此生中,你是有可能達到那個所謂「狀態」的。如果你此生還是半生不熟的,那你便要再回到世上來使自己變得完全。在霎哈嘉瑜伽的過程當中,我還是看見有人走向相反的方向,我感到詫異。我常常都有這樣的經驗,但幸好這些人都離開了霎哈嘉瑜伽。這些事情是有的,但你們不要沮喪,你們要把事情弄好,要盡自己最大的努力。

你們要常常處於中央,不要擔心你的昇進,一旦你在中央,便自然能夠生長,我自然會養育你。每天你們都左搖右擺,在習慣之中,你們便擺向左邊,在事業心當中,你們便擺向右邊。把我放在你們心中,這是一種感覺(Bhav),就像你們左邊可以發展出習慣,你們也要慣於把我放在你們心中。如果你們能夠很易的養成其他習慣,為甚麼不養成這種優美的習慣呢?這只是一種感受上的轉變。所有習慣都是很容易去除的,那只是思維的一種狀態。

一旦你將我放在心中,我便能長駐在你的身體,帶引你到達永恆,但這要看你能利用多少,就好像你在房間中點起蚊香,所有蚊子都會跑掉,因此最重要的是你在心中能容納我多少。

跟著的問題是:如何在心中穩定這種感受?答案是:要常常停住你自己的注意力(Chitta),要常常持守你們的注意力(Chittanirodh)。比如你們到外邊看見很多事情,但卻不要讓注意力隨著事物而轉。這種能力是經練習得來的,要把注意力收攝在內,這便是不執著於物。記著,與外界的聯繫(Samparka)都是通過注意力的,因此要時常看管著你們的注意力,你們可以時常問自己:「我的注意力到那裡去了?」

事實上,我們的注意力是分割的,分為意識與知覺兩部分,如果我們的意識能與知覺合一,那便變成對生命能量的知覺了,這種力量能使我們獲得平衡,使我們處於中央。這時,只要你的注意力跑到錯誤的方向,你便會立即感覺到熱力,這便是那無所不在的能量在你們之內工作,使你們生長的方法。

所有那些習慣(Samskara)都會在腦袋中捲縮,在大腦中形成弧度。當這些弧度打開,大腦便有更多的空間,有更大的吸收能力,這時大腦便能微妙地打開,與上天的聯繫便能建立。

如果你告訴科學家這些知識,他們會感到震驚,就好像在一間醫學研究所,我告訴他們副交感神經系統的知識,他們都無言以對。他們不知道如何解釋 Stiponilan Adenaline 的運作,但我們卻能夠。就好像碳這個元素,你可以從左邊去看它,也可以從右邊去看它,從左邊看你看見是α的形狀;從右邊看則是奧米加Ω的形狀;如果從上邊看,則像一個十字架。這是事實,而他們都驚訝得啞口無言。這就像你們要接受一個假說,即在大腦之上存在一個無所不在的能量,人類的大腦呈棱柱體的形狀,那無所不在的能量可以從所有角度進入,在胚胎形成時,便進入它的腦袋。

跟著發生的是:在棱柱體形的大腦尖端,那無所不在的能量不受阻礙,一直進入脊柱的底部,即三角骨的位置,形成一個三圈半的力量,那便是靈量。在進入的過程中,形成脊柱中間那個「真空的管道」。至於在三角形兩邊進入大腦的能量,則要穿透大腦的灰質和白質,這過程受物理學上的反射定律所控制,生命能量從右邊反射到左邊,左邊反射到右邊,這叫棱柱體的反射效應,此現象存在於人腦之中,在動物界則是很少的。

在反射的過程中,人的注意力被拉往兩邊,帶到外面去。我們的注意力和反射的能量都通過寬恕輪,形成另一個力。這時我們便要應用力學上的用平衡四邊形來計算合成力的原理。那合成力分為兩部份,互成九十度角,分別在左邊和右邊,合成力自身則在中央。這個力量的一部分向身體下降,在胚胎中形成左右兩個交感神經系統。這個力量的另一部分則通過我們的感覺,把注意力分別帶到左邊或右邊,此便是我們在外在世界的行動。在外在世界,行動會帶來反作用,這也是物理學上的著名定律。作用力和反作用力的通道是同一的,在左邊形成了一個人的思想制約,在右邊則形成了一個人的自我。

簡言之,我們的注意力,伴隨著反射到外界的生命能量,自外帶回反作用力,在左邊形成了思想制約,於是便形成我們的心智(Mind或Manasa)。作用力和反作用力都通過寬恕輪和喉輪。注意力的本質是能夠外延的,它能流通我們的整個身體。在左邊的反作用力是願望(Desire),它形成陰脈(Ida)或左交感神經系統。同理,右邊的反作用力是行動(Action),形成右邊的陽脈(Pingala)。陰脈能量過剩,積累起來,在寬恕輪後部形成氣狀的氣團,叫做超我(Superego);同樣,陽脈的能量過剩,積累起來,便在寬恕輪的前方形成氣狀的氣團,叫自我(Ego),寬恕輪則在自我和超我中間。寬恕輪前部受腦下垂體(Pituitary)控制,後部則受松果腺(Pennial)控制。

當靈量上昇至寬恕輪,便能照亮它。在你之內的耶穌基督的力量便會被喚醒。耶穌基督會吸入自我和超我這兩個氣球,這時整個寬恕輪便會打開。這便是耶穌基督為我們的罪而死去的意義。於此,自覺輪也會同時打開。我曾親眼看見宇宙大我(Virat)的自覺輪是怎樣開啟的,就好像巨大的火舌一樣。若你們把人的大腦切開,它的橫切面看起來就像花瓣和火焰;在中央,看起來像個火焰顏色的孔。自覺輪的打開是很突然的,「澎」的一聲便打開了。這就好像從一支望遠鏡望另一支望遠鏡效果一樣,通常如果寬恕輪和喉輪都打開了的話,自我和超我便被吸進去。我們的心智(Mind)是超我,Ahamkara是自我。我們的靈或真我被五種元素包圍起來,此外還有靈量。那些元素主要是土和水,因果身(Casual)則只是光(Jyot
Matra)。

當一個人得到自覺以後,他體內的神祇便會被喚醒,能量中心得到滋養和清潔,同時這些中心會打開,放射出能量,在大腦中有和這些輪穴相應的座位(Pithas),這時這些座位都起作用,作用於不同的能量中心,於是能起協調作用,所有能量中心都整合起來。就好像有時你們的心智(Mind)想這樣做,但身體卻想那樣做,而你們的頭腦(Intellect)卻要別一個做法,那便是沒有整合,在得到自覺以後,此三者便會合一。

再舉一塊手帕作例,它就好像我們的注意力那樣。在得到自覺以前,它向平伸展到每一個方向。但現在我把手指放到手帕底下,從中央處把它弄高,有何不同呢?手帕會越弄越高,到最後包裹著手指。同樣地,當靈量昇起,便提高我們的注意力,把它提到自覺輪的位置,於是它便能受到宇宙能量的啟發,然後它就停留,包裹著中脈(Sushumna),即靈量昇起的通道。意思是說,在得到自覺以後,我們的注意力會收攝在內,不受外界世俗的事情左右。我們的注意力於是便受到啟發,這便是那個所謂「狀態」的意思。但事實上,人類是習慣的奴隸,就因為這些習慣,我們不讓注意力永久地停留在那個狀態。事實上,我們的注意力不應放在外物,我和你們一起時,你們卻拒絕幫助,老是把一隻腳放回水中。你們的注意力是很可笑的,你們要去除這些習慣,把腳拉回來,要知道,我正坐在這裡,要把你救起來。有時我看見你們腿被鱷魚咬斷了,但由於你們的習慣,你們變成盲目,看不見這些鱷魚。你們想像一下我的窘境,我的感覺會怎麼樣?

此所以我說你們要與別的霎哈嘉瑜伽修習者在一起,目的是要把你們的注意力保持在中央。經常將注意力保持在中央很重要,在得到自覺以後,我們的左脈和右脈鬆弛下來,接受上天的能量。由於舒緩了緊張,輪穴更能打開,這是一個循環,同時更多的靈量能昇上來。在此階段,注意力便能保持在中央,然後你們便能引導注意力往外做一些事,做完了,不會有任何反作用,注意力又回到中間的位置,這時注意力便不會附著於任何事物了。

我的情況和你們不同,如果我的注意力在你身上,我會清潔你的身體,把你的問題帶到我身上,這樣我會受一點苦。但這要是願意我才會這樣做,因為不論好壞的人都變成我身體的一部分,因此我要治理這些霎哈嘉瑜伽的修習者,我會受一點苦。在這點上,霎哈嘉瑜伽的修習者就像一個晴雨表,他們不會像我受這樣多的苦,也許會受一點點的苦,因為無論他們吸入些甚麼,都會進入那浩瀚的海洋去。

現在俄國正在進行物質第五次元(即生物光 Bioplasma)的研究,這完全是傾向右邊的活動。每個人都有一個氣場或光場(Aura),這個光場的顏色要看他在三態(Guna)中那一個狀態而定,顏色代表這些狀態的改變。你們作靈體保護(班丹)時是對甚麼而作呢?那便是對這些氣場而作,去保護它。只有物質性的東西才有氣場,那完全是物質的層面。所謂第五次元其實是微觀界或照相機的向度,因此你們看見我的照片中有光,那是氣場的一種。宇宙能量有祂的光芒,只有我能看見,如果有些人的寬恕輪很壞,也能夠看見,因為他們在外面,所以便能看見。

那道理是如果你在光之外,你便看見光,如果你在光之中,你能看見甚麼呢?

當你的靈量通過寬恕輪,你便會毫無雜念,進入無思慮的入靜狀態(Thoughtless Awareness)。開始時要有意這樣做,慢慢這便變成你的一部分,籠罩你的身體,你進入那種狀態,叫無疑惑的入靜狀態(Doubtless Awareness),這樣你便成為那整體能量的一個部分,或那個所謂狀態。

到了這階段,你們不要進入那涅槃狀態,你們都要為我工作。如果你說我沒有給你自覺,你也能做到,那麼當初你為甚麼要求得到自覺呢?你要知道,你已經到達了彼岸,那是毫無疑問的,這已是最後的階段。事實上這種狀態是很易到達的,可以自然而然地達到,我希望你們嘗試這樣做。但如果你到達那個狀態時,只是為了自己,我只能說你是自私的,是個逃兵。你首先要合群,否則到了天國你會迷路,你甚至找不到我。要知道,在那個狀態,你是會溶入那汪洋大海的。你們從海洋進化而來,然後回到那汪洋大海,那又有甚麼了不起。但如果你能夠變成海洋上的雲朵,讓你的雨露浸潤每一個人,那才算是偉大的成就,這是我的目的和工作。就像每個遊戲都有它的目的,我玩的這個遊戲也是有其目的。

要停留在中央,你們要成為向神順服的人(Sharanagat)。你們要說:「母親,你是萬有,你成就萬事萬物」,這便是完全的順服。

對於那些浸潤於科學的人,你們要逐步向他們宣示這個知識。如果一個杯子很小,你便不能注入它所能容納的。因此你們要有信心,你們不能一下子便給他們整個海洋。記著,科學只是這整體之中微不足道的一個部分而已。你們可以向他們介紹霎哈嘉瑜伽的知識,先讓他們有所接觸。他們來練習時,便觀察他們,還記得你們要多少時間嗎?每個人都是一樣的。首先有所經驗,然後打開得越多,是循序漸進的。這個過程也是科學的。

在世俗的事情上,每當你們要賺取金錢,便會遇見摩耶幻相(Maya),你們只要記著,這些錢你是為我而賺的,這樣便好了。你們大可放心到外面賺錢,你能賺多少便賺多少。不過這一點我只是在物質層面上說的。

那些通過你們霎哈嘉瑜伽修習者來到的人,比通過我來到的人更好,因為那些通過我來到的人,常糾纏在我的摩耶幻相之中。你們看,在那些新來的人眼中,我不過是個平平凡凡的人。 […]

桑格蘭提節崇拜 (India)

桑格蘭提節崇拜
印度1987年1月14日
今天是我們慶祝太陽的軌道移向北回歸線的日子。北回歸線代表母性,大地的母性。
與南回歸線不同,北回歸線經過大片土地。它在經過的土地上,創造彰顯大地母性的各種優美質素。我們慶祝這個轉變,因為太陽現在已移向新的範圍,使全世界都覆蓋在它的溫暖下。
太陽的溫暖代表神愛的溫暖。因此我們慶祝這個節日時,會送上用芝麻製成的糖果,送芝麻是因為它提供熱量。現在寒往暑來,某程度上是較熱的季節,為了準備迎接太陽的溫暖,這種特別的食品是用芝麻來造,代表將臨的暖意和太陽的溫暖。雖然印度是非常熱,人們仍然期待這天的來臨,他們以熱切的心來慶祝這個日子。據說這時候他們給你吃芝麻和糖,你必須甜美地說:「gudd gudd bola」意思是你要說甜美的話。
甜美地說話是非常重要的。有些人以為說話粗魯很豁達瀟灑,或向人叫喊很醒目聰明。可是沒有人喜歡這種行為。你可能有聰明才智,可能很機警醒目,可能人們只喜歡在電視上看到你;他們不會想你成為他們的伴侶和朋友。甜美地說話象徵良好教養、良好文化和敬畏神。敬畏神的人從不向別人粗魯地說話,因為同樣的靈也在別人身上發光閃耀。我們為何要向另一個同樣是大能的神所創造的人嚴厲或發怒。
特別是來霎哈嘉瑜伽後,我們的關係是充滿愛和美麗。讓我們用甜美的話來表達這種關係。有很多方式可使我們甜美。很多細微瑣碎的事也能製造甜美。你不需要說話尖銳,但要有敏銳的記憶。我這樣子試過很多次。
有一次,一個很好很活躍的霎哈嘉瑜伽士與我一起坐車。司機或其他人偷了他的刀,他生司機氣。我說:「算了吧,他是窮人,所以他偷東西。不要緊,忘記它吧。」他說:「不,因為那張刀是一個瑞士人送我的禮物,是瑞士刀,我經常帶著它,失去了它我感到可惜。」當我到瑞士,我買了一式一樣的刀給他。當我把刀給他時,他說不出話來。他說:「母親,你怎麼還記得?經過了那麼長的時間,你怎樣得到這刀子?」我說:「我的記憶力很好。」這是我的煩惱。
有時候記憶力好到,在我不知情下可能會令一些人尷尬。我的記憶就是這樣好,讓我不會忘記任何事。當然,我忘掉一切壞的事情,因為記著它們沒用,想著它們也是沒用。由於寬恕的力量,你時常都能忘掉壞的事情。如果你記著好的事情,你的喜樂會倍增;如果你記著壞事情,你的喜樂會減少。每當你見到任何人,嘗試記著這人對你做過的好事,他有什麼優點。如果你只記著好的事情,便會有很美好的時光。
今天你們即將離開印度,有些人後天才走。不管如何,我要告訴你們:任何可以為你們帶來喜樂和歡欣的事情,在這裡都為你們做了。當你回去後,嘗試記著所有對你們講過的話,記著一切都很美好,記著人們如何稱讚你,如何愛你,如何善待你,你如何遇上好人,如何有美好的經歷體驗。但不要為無謂的事情擔憂。總會有人對你說一些嚴厲苛刻的話,或你對他人說了些苛刻的話,忘記它吧。要瞭解你是在浪費享受生命的機會。沒有人因此而受傷,所以要極之高興你能遇上那麼多人,能有婚禮,能出席參與那麼多婚禮。
我們共度美好的時光,每時每刻都充滿喜樂的能量。當然,今天你們部分人會有點不開心,我能理解,因為你們的另一半要離開。有些人的丈夫要離開,有些人的妻子要離開。我見到有些人為此頗為悲傷。但這是好事,因為是出於愛,出於彼此的吸引力,享受大家結伴同行。我認為這是一些很好的事情。我要說的是,畢竟你們會再見面,會記著一切互相說過的好話,你們互相享受,要懷著喜樂的心情,因為這些日子過得很快。
在霎哈嘉瑜伽,你會忘記時間,忘記一切。時間飛快地過去,這一切亦會過去。不管如何,你會再與你們的丈夫或妻子重聚。所以沒有需要為這些事情悲傷,要保持微笑,繼續開懷大笑。好使他們離開看你最後一眼時,看到的不是你淚流披臉,而是記著你一臉自信和勇氣,期盼著,我們很快又再見面,沒有什麼要悲傷。今天是製造喜樂、享受一切和感受圍繞四周神的祝福的日子。太陽光榮地回歸,我們祝願祂在新的一年一切順利,因為你們都知道,這部分的馬哈拉斯特拉邦是沒有降雨。他們遇到一些問題,我們祝願祂能成功以太陽的能量,為這個國家帶來雨水和一切所需。
當你們回到自己的國家,要如太陽一般照耀。你們的國家既沒有我們的那麼熱,亦沒有那麼多溫暖,所以你會發現為何人們那麼溫暖和有愛心,因為太陽伴著我們。現在你們帶著太陽,給他們愛、感情和溫暖,讓他們能感受到你們已經把太陽從印度帶來。
無論我到哪裡,到任何國家,太陽都照得很亮,所以他們說,有一個說法,印度人帶著太陽旅遊。當然你不能把太陽放在口袋裡,但我們要心裡帶著太陽。這必定是太陽照耀得那麼好的原因,人人都穿著好的衣服出來,萬事俱備,都享受著。情況就是這樣。今天你們要帶著太陽,甜美地說話,永遠都要彼此友善,互助仁愛,因為你們都是瑜伽士,不是普通人。你們是瑜伽士,代表著一類正義、良善、慈悲和愛的人。我祝願你們好運,享受你們的旅程,享受一切,把你們在這裡獲得的喜樂傳播給其他人、其他霎哈嘉瑜伽士,傳播給甚至尚未成為霎哈嘉瑜伽士的人。
願神借著它賜福你們。
錫呂‧瑪塔吉以瑪拉地語講話。
今天是吉祥的日子。在今天,我們給人芝麻,請他們說話甜美。在告訴人要這樣做的同時,最好還是告訴自己,因為叫他人說話甜美較容易,但:「我會說話苛刻。」我們這種習慣…對自己產生錯誤的觀念。我們不瞭解神賜予我們什麼祝福。神賜予我們這個國家很多祝福。可是印度人卻不大注重清潔。印度有各種細菌和寄生蟲。我感到全世界的寄生蟲都在印度,這裡甚至有一些其他地區找不到的寄生蟲。如果這些寄生蟲去別的國家,牠們會死掉。因為牠們抵不住寒冷。因為太陽,這國家有很多寄生蟲。
有一次,一個科學家問我:「你的國家有那麼多寄生蟲,你怎能生存?」我回答:「在印度,人們不單活著,還活得又喜樂又快樂,充滿喜悅和歡欣。」原因是太陽。太陽教導我們開放我們的家,開放我們的心。在英國,如果你要外出,最少要花十五分鐘穿衣。就像穿上護甲一樣,不然可能會著涼,影響你的頭部,那裡的情況就是這樣。今天你們坐在戶外露天的環境,在英國或其他西方國家我們就不能這樣做了。
因為這些國家的天氣很冷。即使在印度,也有些地方(城市),例如,若你到像Bhowali或另一面的Nainital和Dehradun,這些城市很接近喜瑪拉雅山;你會遇到像其他國家的寒冷天氣。那裡像英國和美國那麼冷。這些國家,甚至鳥兒或昆蟲也不能存活。哪裡有很多長滿美麗花朵的森林,他們稱作花穀,有很多美麗的花朵—就像地球上的天堂—但這種美好的感覺只能維持片刻。那裡冷得我們甚至不能張開眼睛去欣賞這些美麗。我們要架上眼鏡,否則眼睛會因寒冷而受傷。儘管天氣冷,這些國家卻發展得很快。他們與大自然,與寒冷的氣候抗衡,強化他們的國家。
雖然擁有很多陽光,我們並沒有利用這個優勢。我們可以生產太陽能。如果我們好好利用太陽能,就不會缺能源。即使汽車亦可使用太陽能來行走。可是印度的政客的注意力卻放在別的事情,我們不旦沒有利用太陽的優勢,還反而因此受苦。如果我們不走向極端,便能做很多工作。我們能從太陽主要學懂的是施予的能力。它永遠都在施予,它不單不拿取什麼,還永遠都在施予。基於太陽這種無比巨大的施予力量,我們有雨水,有農作物,有生物。如果沒有太陽,我們什麼也沒有。這全都純粹源于太陽這種施予的愛的力量,我們才能到達這狀態。我們應該向太陽學習施予的力量。若我們看看四周,便會看到人們常常想:「我怎樣可以為自己省點錢?」
即使我捐款給一些活動,有些人仍會想怎樣能省點錢。即使我給他們錢,他們都傾向於一切都要省錢。為什麼?因為他們傾向對一些事情都有保留。
若有人到市場,發現加價了,若我們問:「為什麼?」他們回答:「其他人都加價,因此我也要加價。」若來貨價沒有增加,為什麼出售的貨品的價錢要增加?他們常常傾向於吸掉他人的能量。即使我想為節日舉辦小型慶祝活動,有人告訴我︰「錫呂‧瑪塔吉,你辦不到。」當我問:「為什麼?」答案是人們貪污,他們吃(搶)錢。我吃食物他們吃錢,或許我們是相處不來。這是那麼荒謬的事情。
負責國家的福祉,負責行政管理,被神賜予權力的人,連他們也不明白要施予。我們要向太陽學習這種施予的質素:我們來到世上是為了施予而非拿取。我們要明白,內在的徹底轉變只能透過施予而非拿取才可達致。我們要有施予的熱忱。就如當母親知道︰「今天我的兒子會來。」她會熱切的想:「我可以為他做些什麼,可以為他烹調什麼食物?」這是母親的熱忱。即使她沒有食材,她會問鄰居借來為你準備甜食。她時常感到自己做得不夠。
除非我們內在有這種集體的熱忱,這種對他人的感受,否則沒有國家能進步。我們常常有衝動要拿取他人的東西,掠奪他人的東西,向他人借東西或欺騙他人。因為這種衝動,我們的孩子受苦,我們也受苦,連這個國家也不能有任何成就。在我姻親的村子…去建一個湖,政府為此給他們數千元。但湖始終沒有建成。他們說他們掘了一個洞來建湖,因為找不到水,所以封了那個洞。事實上,從沒有掘過洞。錢那裡去了?他們匯往瑞士銀行,銀行又再從瑞士借錢過來,然後再把錢匯回瑞士。若太陽這樣做,我們一天也不能存活。若他獨自吃光(消耗)一切,我們還能吃什麼?
今天我們慶祝桑格蘭提節(Sankranti),Sankranti即kranti(革命),藉此我們養成施予的習慣。每個人都說我們要有施予的習慣,但大部分人相信捐獻給神父,很多人宣揚施予的藝術只為自己賺錢,這些都是沒有任何意義。常常都有施予給誰,為何要施予這些問題。事實上,我們擁有自主自由,我們要看看自己為國家,為兄弟姊妹,為鄰居施予了什麼。我們不應自私,真心的施予令我們感受到施予的喜樂。當我們真心施予,從中取得的喜樂是其他喜樂沒法相比。
若你想感受這種喜樂,我們便要今天慶祝桑格蘭提節。我們的品質要變得像太陽。不管它做什麼,也不會感到它在做什麼。它做任何事都會是akarma(不感到在做任何事),不斷地燃燒自己,給你喜樂,給你光,給你生命的精粹,還滋潤你。我們每天都看到太陽,很多人常常namaskar(跪拜),我們跪拜卻沒有吸收它施予的品質。
我告訴你一件小事︰每一個霎哈嘉瑜伽士都要在自己的花園種植一棵菩提樹。我們為何要為此拿政府的錢?種植一棵樹,再用籬笆圍著它並不需要太多錢,即使抽煙花費也比植樹多。嘗試做這種小事,那麼人們便能看到你至少有做一點事。取而代之,我們卻常常想可以怎樣拿別人錢,怎樣掠奪別人,怎樣在別人付出下節省金錢。因為我們有這種傾向,國家永遠都不會進步。過往,我們沒有這種傾向。
我告訴你,在我年青時,我看到人們只相信施予,不會拿取,我只看到他們施予,不喜歡拿取。即使是父母,也不喜歡他們的孩子拿取別人什麼,會要他們把東西還給人。我仍然記得在我父親的房子裡,他們製造了一些椅子和雨傘,用銀造的。每個人都問︰「你為何要用銀來做物料?」答案是︰「當我們慶祝結婚周年,除了借用或租用它們,最好還是擁有它們,因為若是租來的,有時未必能及時租用,因為之前租用的人沒有準時歸還;有時這些雨傘會遺失,因為還未歸還,所以它們丟失了。
我想說的是若我們有錢,便要集體的投資。若你想建一個羽毛球館,讓每個人都能來玩。我們不應說只有我的孩子才能來玩。若有人買了汽車,我們便能把所有孩子載到學校,我們要買一部大車,便能把所有孩子載到學校。這種集體的,利於每個人的習慣,我們應向太陽學習。今天是特別的日子,我們可以向太陽學習,我們要承諾︰「我要做一些集體的事情。」
我不明白為何有人會進食時不顧其他人,你甚至不關心鄰居,沒有為大家做任何事。我告訴你一件小事,就是種植一棵樹。馬哈拉斯特拉邦有很多瑜伽士,即使每個人只種一棵樹,照顧一棵樹,肯定對每個人都大有幫助。所以我請你們集體的做點事,這會對大家都有好處。但我們不應想這樣我們可以從中獲利多少,從中賺取多少,也不應像我們給錢神父那樣,我們要開放心扉,以愛為集體做點事,從中感受個中喜樂。我們要養成這種習慣。
我不是說一切都是免費的,不是說你要免費為從外地來的人辦事。若你看看他們,你會看到他們從外地買了很多物品給你。當然,我也付出很多,他們自己也買了很多物品來。當我看到這裡的禮物,我想這是我為你在羅馬購買的禮物,他們卻告訴我,這是他們買的禮物,他們沒有帶我買的禮物來。他們感到為你帶來禮物是極大的喜樂,他們甚至不知道這些禮物在義大利是送給誰,他們就是不介意。他們讓我決定這些禮物該送給在印度那些霎哈嘉瑜伽士。
在印度,我們傾向只想著我們的孩子,我們的母親。母親步行來,用一條腿走來,你便開始說︰「我的母親沒有好質料的紗麗。」因為我沒有,所以我給她一件簡單的紗麗,這是這裡的傾向。但與來自海外的人一起,情況剛剛相反,當他們來,他們帶來很多禮物,他們好像從海外帶來二噸禮物。因為要送出這二噸禮物,我的雙手開始痛。
我是說他們沒有期望任何回報,但你的行為要成為他們的榜樣。你要向他們顯示,你完全不比他們差,「我們在這裡是為你服務,歡迎你,不管什麼能為你們做的,我們都會毫不猶疑的去做。」這樣既不花費亦不用努力。唯一我們要做的是改變看法。若來霎哈嘉瑜伽後,我們仍未能改變我們的品質,我不認為我們能以霎哈嘉瑜伽轉化整個人類。
我們最重要的品質是能為別人付出,我們必須吸收這種品質。在霎哈嘉瑜伽,你的靈量已被喚醒,你能意識到你的靈。靈的精粹就像太陽,這個精粹是施予。若你有看過我的一幀相片,我的心有顆太陽照耀著,事實上,我的心真的有顆太陽,因此我從不感到我要拿取你們什麼,又或掠奪你們什麼。我不明白要掠奪別人這種想法從何而來,這是一種很奇怪的行為,霎哈嘉瑜伽士不應有這種想法。相反,每一天,我們都要想我們可以怎樣施予,怎樣為別人做事。
在Rahuri,我開展了一個名為”Sahaj Stree Sudhar”或” Samajsudhar”(為婦女謀福利的組織)的組織。透過基金會,我們不能為婦女的福利而用它的錢,所以我們要成立這個組織。這個組織已經註冊,來自加拿大和其他地方的人已經準備向它捐款。但在這裡,我找不到人為這個組織工作,若本地婦女能負起這個責任,它便會成功,我們已經購買了土地和所有設施,但我們沒有為這個組織獻出時間,所以我們怎能到這個地方?
我們要記著,捐款給這個組織的人是來自海外,他們為這裡的婦女購買了十四部機器。你看到婦女遊手好閒,你可以叫她們工作,那麼她們便能賺點錢,也能有點成就。我們最少要想想這些事情。取而代之,我們卻只想著自己。在霎哈嘉瑜伽的人要知道,霎哈嘉瑜伽是不容許有這種自私的態度,我們要想著宇宙的利益。聖人的生命(vibhouti)是為著拯救世界;也是為著拯救聖人的生命,這個世界才會存在。所以聖人會因為這種態度而受祝福…(vibhouti即濕婆神用作裝飾的灰)。
現在你已成為聖人,所以你的言行要像聖人。聖人最先的品質是施予。你從未聽過有聖人掠奪別人。若聖人想詐騙,他便不再是聖人。所以我們應常常想著我們能付出多少,付出什麼,能付出多少愛,能幫助多少人。我們的注意力全都要放在這個目的上。現在很多福利機構只為選舉而設,我們不應創造這種福利機構,而是創造我們能無私的工作的機構,我們的愛應是nirvajya(不自私),不應期望任何回報。我們的愛是無限的,是無限的愛。一旦擁有這種愛,我們自會知道該做些什麼。改善應是漸進的,每一個霎哈嘉瑜伽士都要為集體的福祉而奉獻。為此目的,我們要獻出時間,努力工作以實現這個目標。不應是「錫呂‧瑪塔吉來了,她講話,一旦她離開了,什麼都完結。」這些人(來自海外)做了很多工作,他們開展學校,開展社會福利,我們也要開展一些同樣事情。
霎哈嘉瑜伽不應是人們意識到自己的靈,在喜樂中暢泳但全都是懶骨頭,不應這樣。我們要看到自己能怎樣幫助別人,要張開眼睛,以愛心看四周,看看自己能怎樣幫助別人。我仍未能回到印度,一旦我回到印度,你會看到我能令每個人工作。因此我建議在我回來前,每個人都要開始工作。霎哈嘉瑜伽不是只坐下來靜坐。若只為靜坐,你為何需要霎哈嘉瑜伽?你可以到喜瑪拉雅山。若你想留在這裡,留在霎哈嘉瑜伽,那麼大眾便要得到霎哈嘉瑜伽的幫助。霎哈嘉瑜伽不應變成這種現代福利機構,我們要以完全的真誠去實現達成我們的目標,只有這樣我們才能說我們已經建立霎哈嘉瑜伽。
我聽到很多對我的讚賞,我聽到歌曲。他們給我很多喜樂和滿足感,就是人們承認我。但你要記著,要認識自己,便要工作,因為你不能只在鏡中看到自己,你要看到自己有什麼成就。就像早年,你常常照顧家庭,照顧孩子,同樣,若你不能為集體做點事,我的意見是,你透過霎哈嘉瑜伽完全沒有任何成就,仍然留在原來的位置,完全沒有進步。
明年當我再來,你要能告訴我你種植了多少棵菩提樹;其二,你應能告訴我什麼集體或社會工作你完成了。若你嘗試看看四周,你肯定能看到一些你能和你應做的集體工作。我肯定你能做得很好,不需要花錢,只要真心的作出決定。當我開展霎哈嘉瑜伽,那時候,我只給了一個女士自覺,開始時我沒有錢,沒有任何人支持我,即使是這樣,我仍然開展了霎哈嘉瑜伽。因為對工作的誠實和堅持,它傳揚得很廣。現在你們每一個人,不管男女都有責任,當你向大眾介紹霎哈嘉瑜伽,你要能向他們證明霎哈嘉瑜伽對大眾有利,為此你不用違規,不用犯錯,或做任何不合法的事情。只需以很簡單的方式,若你張開眼睛,便能看到你能為大眾福祉做些什麼,你怎能幫助人,我在這裡給你所有的力量和能量去做這工作。我們既不需要投票亦不需要花錢,又或需要什麼。你只要向我承諾,沒有期望任何回報,你會開始為大眾的福祉而工作。
有時,當人開展一些福利的工作,他們會四處找資金,這是錯的。開始時我們不應要求金錢,你要先開展不需用錢的工作。每個人都認為沒有錢,什麼也做不了。你已擁有力量,為何還需要錢?若有人病了,又或你的鄰居不舒服,你可以探望他,撫慰他。取而代之,我看到的卻是你把病人帶來找我。幾天前,有人把一個受傷的人帶來,他的手臂斷了。霎哈嘉瑜伽士能兩分鐘內為他醫治,令他妥當。在公開講座期間,他們卻帶他來找我,要我醫治他的手臂。你們這麼多人,所有力量都在你的雙手流通,你們卻仍不運用它。若你連這些小毛病也不去醫治,成為霎哈嘉瑜伽士又有何用?有人說,我母親病了,我父親的腿斷了,除了把他們帶來給我,你能輕而易舉醫治他們,你的確擁有力量,試試運用它們吧。
在沒有期望任何回報,完全喜樂下,你應有能力去幫助人。當你感到你沒有做什麼,你只是神的工具時,便會感到很喜樂,你活在這個世界,這個國家,你給予別人一些特別的東西,這是種大事情,大的理解。透過這種感覺,若你們全部人都決定工作,便能為別人做點事,別人也能看到什麼是霎哈嘉瑜伽。現在人們以為什麼是霎哈嘉瑜伽,只是每個人一起靜坐,只是這樣。即使國家出問題,霎哈嘉瑜伽士也只是靜坐。有人告訴我︰「我的妻子沒有煮食。」我問︰「為什麼?」他說︰「她只是靜坐。」我說︰「是這樣嗎?誰告訴她要這樣?」
首先,她要煮食,花五分鐘靜坐就已經足夠,我給你力量和能量去好好煮食。
因此我們要有信心,你有能力工作,我在給你力量,你能吸收這些力量。若你每天只靜坐是不足夠的,你要看到你能給別人什麼福祉。但你卻只想著自己的福祉,還找我醫治你的兒子,你的父親,你的母親,或要我給你一份好工作。你也想我來你的家吃飯,做這些那些事情。這樣的話,你想把你的意願加在我身上,你能做什麼?
你要常常記著,你要做點事。「我要向錫呂‧瑪塔吉展示我有什麼能力,去做一些特別的事情。」我們要馬上作出決定。我面前有一個形象,格尼殊哇(Shri Gyaneshwara)曾說︰Bolte Piyushanche Sagar。(說話像海洋的甘露)這是什麼?我想看到它。
在這個祥瑞的日子,我賜予你甜美的祝福,你會幫助每個人,照顧他們的福祉,會以愛心對待每個人,向他們說美好的話,充滿愛心對待他們。
杜馬先生︰每個人的手都要像這樣放,給錫呂‧瑪塔吉一個承諾︰錫呂‧瑪塔吉,我們會遵守你今天的祝福和愛的承諾,保持這個手勢一分鐘,以便向錫呂‧瑪塔吉作出承諾。
錫呂‧瑪塔吉︰他在說你的手要像這樣放,說你要遵守母親的說話。我們要嘗試對別人好,也要互相友愛。
杜馬先生︰在這個吉祥的桑格蘭提節,每個人都要真心的向錫呂‧瑪塔吉作出承諾。
錫呂‧瑪塔吉︰他在說你的手要這樣放,你要遵守母親的說話,我們要對別人好,也要互相友愛。
我告訴他們不單要與霎哈嘉瑜伽士合群,也要與其他人合群。我們要看看四周有什麼錯,我們怎能幫忙。我們有很多社會責任要實踐完成。現在你們已經不用建立任何社會組織來收集金錢,在不用有聖人和做類似的事情下,也能把事情辦好。但你要看看四周,有誰有需要,有誰需要幫忙。這樣你才能真正為霎哈嘉瑜伽帶來正面的形象。
馬拉地語
Rahurila
我把這些水給你們,給領袖,也給…你可以拿這些水,它對所有根輪的疾病都很好。 […]

摩訶格涅沙崇拜 Ganapatipule (India)

摩訶格涅沙崇拜
印度格納帕蕾普提
1987 年 1 月 2 日
今天,在這個受祝福的摩訶格涅沙之地,我們聚首一堂,深入我們的存 在體,享受我們的榮耀。要記著,神最先在這個地球創造的是格涅沙, 因為祂能散發聖潔,祂以 chaitanya 形式存在,你也知道得很清楚, chaitanya 以能量的振動(振盪頻率)存在於原子裡,分子裡  — 對稱和等 量。能量振動其後以生命能量在這個生物王國開始彰顯,你能看到他們 怎樣受到約束。芒果樹只會長到一定的高度,椰子樹亦只會長到某特定 的高度,全都受到控制,接著它在動物彰顯,約束他們,因此稱動物為 pashus,即受到約束。在人類,它以吉祥顯現,最終以典範,以神聖彰 顯。我們既要明白神聖的精粹亦要明白它的內容。
神聖是天生的品質,人會拒絶一切不神聖,不吉祥。自我沒有扮演任何 角色。直至動物的階段,自我仍未存在。在人類的階段,你有自由選擇 要不要神聖。人有自我,他或許會說︰「有什麽錯呢?」他或許不服從 所有上天的規章制度,喜歡不神聖的行為,他就是這樣走向狂亂。
今天,我們能在短時間內看到結果,這種蔑視神聖的結果。特別是西方 國家,他們發現不能回頭。首先,人們取笑他們,在他們身上尋開心, 但神聖是我們內在的力量。你們也曾聽過,Rajput 的女士常常犧牲性命, 因此沒人能摧毀她們的聖潔,她們的貞操,因為她們知道貞操背後的力
量。這種對貞操的意識已經大大幫助這個國家的婦女過著很有活力,很
聖潔的生活。 有人說,沒有聖潔,你不能成就什麽。即使我,也曾聽過,在印度,有 人相信若你要摔角,摔角手要是個神聖的人,不然他最終會沒命。玩其 他遊戲的人也要像哈奴曼般神聖,不然他們不能繼續遊戲,或許還會出 某種問題。戰場上對抗敵人的戰士,必須過著很聖潔的生活,不然他們 會受苦。你也曾見過,從越南回來的人都變成瘋子。
在生命的每一個軌跡,神聖是最重要的,亦是最要照顧的課題。與濕婆 神一起作戰的人不會有反應。當我看到一些國家對戰爭的反應,我頗為 驚訝。原因是作戰時,他們跌進自我的陷阱,不在意他們的貞操。貞操 不單對婦女重要,這是很錯的想法,貞操對男人也很重要。過著貞潔生 活的人是很有光輝 — 我們稱他們為 tezapunja。
對霎哈嘉瑜伽士而言,最重要是過聖潔的生活,一切都是世俗的。基督 降臨這個地球,就如我告訴你,與格涅沙一樣,是神聖的降世神祇,祂 甚至說︰「我們不應有淫邪的眼睛。」即使你的雙眼,也要是神聖和純 潔。純潔令你神聖,就如孩子是神聖的,因為他們是那麽純潔。
有很多要向孩子學習的事情。他們的簡單,他們的純真,他們不會沈迷 於不神聖的事物。神聖不謹是關於你的婚姻生活,也關於你的政治生活, 經濟生活,國家的生活。貞操是唯一改善問題的主調,甚至能解決全部 問題。貞潔的人唯一的危險是他們或許變得極之乾巴巴,也可以脾氣很 差,有時也會自我中心。
正正相反的是在左邊的格涅沙。格涅沙的神聖就如孩子,永恆的孩子,
是那麽甜密親切。祂身體的移動是那麽優雅,那麽迅速,那麽充滿魅力。 祂吃的 modaka 是一種很甜密,很容易做,很美味的食物。這顯示我們 要有甜美親切的個性,甜美的品質。貞潔的人是既粗魯又脾氣差是很錯 的想法。
這特別對女士重要,若他們要明白霎哈嘉瑜伽,就要知道格涅沙在左脈 工作,而不是右脈。當我們開始在右邊運用祂,這是個大錯。
透過神聖來表達我們所有的智慧,所有的愛。這偉大的品質是沒法說完, 我們都要吸收這些品質,並且尊重它,敬拜它。當你入靜,只要相信你 的 吉 祥 和 神 聖 要 吸 進 你 的 神 經 , 你 的 中 樞 神 經 系 統 , 因 為 這 是 chaitanya(生命能量)的典範。Chaitanya 四處流通。若它處於神聖的狀態, 即使只看一眼,你也能帶來美麗的水果,帶來和平和慰藉。所以純真和 聖潔給予和平,減少衝突和緊張,因為你享受你的貞潔,享受你的榮耀。 請渴求成為聖潔的典範。
願神祝福你們!
H.H. […]

耶誕崇拜 印度普尼1986年12月25日 (India)

耶誕崇拜
印度普尼‧1986年12月25日
 
今天,我們都期待慶祝主耶穌基督的降生。這個地方有很重要的象徵性意義,這裡有耶穌出生時的小屋,風從四方八面吹進來,因此屋內很難保持溫暖。若祂不在十二月出生這個說法是正確的,祂出生在溫暖的月份,不那麽冷,或許不是你知道的那樣,或許今天的氣候是頗重要,祂必定也感到這種氣候。對你們而言,這種氣候,這種環境,這種簡樸的生活,你不感到任何不舒適。祂從沒有感到不舒適,祂的母親也沒有。
當我們的注意力在靈上,就不會感到大自然或世俗的事物為我們帶來的不舒適。當霎哈嘉瑜伽士開始投诉不舒適,就是他仍未是霎哈嘉瑜伽士的第一個徵兆。首先,我們要完全適應這種氣候,享受這種風格,享受這個速度,享受它用這種途徑打造我們。大自然與我們的肉體並無衝突,因為靈是同步的裝置,它幫助你與大自然合一,享受大自然最精彩的部分。你享受大自然,就顯示你是偉大的瑜伽士,這是歸功於我,我想,你們都已經視不舒適為享受。
基督的降臨是件大事,就如我曾經告訴你,是為了建立額輪。祂出生在地球的時間比祂的意識出生早得多,這個絶對的意識以耶穌基督的形相出生。只有你是有自覺的靈才能解釋祂的一生,不然你不能解釋基督 — 祂是誰,祂如何成就事情— 你也知道,很多事情仍很難在霎哈嘉瑜伽中解釋,你只是不停的看到事情發生。今天,你看到湖中有噴泉湧出,沒有人能解釋為何會這樣,即使工程師也解釋不了,沒有人能解釋為何會這樣,它就是發生了,水受激發,感受到上天,就開始活潑地傾瀉它的愛,你能想像即使水也能感覺到它嗎?
你曾經看過光怎樣能感覺到它,同樣,每一種元素都能感覺到它。這些元素全都在你內裡,我們可以說,最高的要算是光,因為光有效用,它受耶穌基督管理。光有效用,光顯示正確的事物,亦是它令我們明白世俗事物的不同面向角度,最終,光來自靈,靈開悟了光,你開始看到事物的不同角度,這樣有時會令你發笑,有時會令你微笑,有時也會令你哭泣。你透過霎哈嘉瑜伽已經成就了這個漂亮的面向,全在你內在建構好,你要達致它。另一方面,人們要努力工作,就如耶穌基督出生在小馬槽裡,這顯示神聖不需要出生在皇族,可以出生在馬槽裡,也可以出生在任何地方,對神聖而言,這是毫無分別的。
但這樣卻令人有很可笑的想法,他們說︰我們要令自己悲慘不快,我們要把擁有的一切都捐棄給神。神不需要這些,祂亦不能擁有這些,你不能給予什麽。你要成為貧民,把一切都捐棄給神是錯誤的想法。神不要這些,祂只要你快樂、喜樂、享受,這些才是重點。還有是若你給少許,給神少許,祂會以百倍回報。這就是為何你只要給神少許物品。你不用把自己掛在樹上來證明你想犧牲。基督已經為我們做了一切,這是祂一生漂亮之處,就是從祂出生開始,祂已經向人展示,祂享受沒有物質的舒適 — 我們稱為的物質。祂從未享受過我們所知的世俗事物,這只是說明,祂為我們這樣做,是讓我們明白,不用追求世俗的事物 — 它們會追求我們。你不用擔憂這些事,你只要擔憂你的靈,靈是最重要的。
我要說,祂的生命很短暫,祂都在嘗試,祂對評價人很感興趣,因為祂不知道這些人類是什麽,對人類而言,祂是外來的,所以祂想作出評估。在評估中,祂說了很多了不起的事情,我們要明白祂的話,其一是祂說不要把珍珠抛給不想明白你的人。對霎哈嘉瑜伽士而言,最重要是要明白,你不應向反神的人談霎哈嘉瑜伽。他或許是你的兄弟,或許是你的姊妹,或許是你的父親,或許是任何人,不用說服他們有關霎哈嘉瑜伽,因為他們不是你的親人。很多人只擔憂怎樣說服自己的丈夫,或兄弟,你完全不用說服他們,只要放棄他們就可以了。
祂告訴我們其中一件事情,我認為這件事很重要的,就是我們要寛恕,祂已經給了我們最了不起的武器,就是「寛恕」。寛恕是那麽實際。你只要寛恕,這個人就不再存在,他不再麻煩你,亦不再在你的注意力下,寛恕是最簡單不過,亦是我們能做到,最能解脫折磨我們的世俗事物或思維的方法。
祂的一生是靈性的故事,祂經歷各種混亂,各種折磨,靈能經歷的各種麻煩,這顯示沒有人能殺掉靈,就如博伽梵歌說︰Nainam chidanti shastrani, nainam dahati pavakah, na chainam kledayantya apo, na shosayati marutah。不能殺掉它,它是永恆的生命。祂嘗試透過祂的一生來證明永恆,從開始到終結,祂顯示靈超越物質,沒有什麽能控制靈。祂為我們做的是很了不起的事情,就是為我們的靈創造很大的信心,毫無懷疑,祂已經證明了。我希望你們會明白,不會在一些細微鎖碎的事情上令我費心,亦令自己費心,這些事情都不重要。你們要要求一些重要的,永恆的,有價值的東西。我很高興你們喜歡這個地方,自得其樂,今天我們已經宣布很多配婚,在這短時間內發生了很多事情。
在聖誕節前夕,我祝福你們,希望你們有很快樂的聖誕和新年。
[Shri Mataji continues in Marathi for another 15 minutes]
[Translation from Marathi]
Today intentionally I have spoken in the English language. Since all Pune Sahaja Yogis know English, I do not have to explain further. On the Christmas day something has to be told to them about Christ. […]

注意力應放在神上 (India)

印度公開講座
注意力應放在神上‧1986年1月20日‧
我向所有真理追尋著致敬。今天,有人向我提問,為什麽我們的注意力會散亂迷失;在現代,為什麽我們的注意力不是向著神;為什麽人性每况愈下。這些問題指出一個單一的事實,就是我們注意力正受現代所挑戰。注意力正在受一切我們稱為現代的事物所挑戰。我不是說我們要變回原始人。
印度這個偉大的國家,它是Bharatvarsh。我們擁有高質素的品格,高質素的管治能力,高質素的國王與女王,所有這些並非虛構幻想出來。我們擁有羅摩,克里希納,仁愛厚道的國王和很了不起的外交神聖力量,這全是事實。但今天,我們發覺這些事實看來卻像杜撰出來,因為我們身處的水平層次,我們以為這是真理,這是實相,實際卻不是。這全是由人類創造出來。這是怎樣被創造,怎會發生這種事情,我現在就向你們解釋說明。
過往創造我們的注意力時,我們生活的這個國家(印度)並沒有太多事物。每個人都知道必須得到自覺,沒有人介意關心他們要取得多少財富,取得多少物質,除國王外,他必須為社會的福祉而取得財富,也為了保護社會而取得權力。之後我們變成兩種文化的奴隸,一是伊斯蘭,一是英國文化,英語文化。
我認為我們真正的衰落是在英國文化來到印度時。雖然他們是穆斯林,他們相信神。不管他們犯了什麽錯,他們都相信這些錯是以神的名義作出的。至於注意力,他們卻不是這樣,他們仍放注意力在獲取更多物質上。我們說奧朗則布(Aurangazeb)是很差勁的國王,這是毋庸置疑的。他殺死很多印度人,因為他相信伊斯蘭是唯一的宗教。我要說這是他的愚昧,雖然他既無知亦十分暴力,但卻非常節儉。他通常自己製造帽子,在市場裡出售,賴以為生。他不會用人民的一分一毫。
當英國開始統治印度,英語開始在印度出現,我視這不是祝福而是詛咒。因為整個文學充滿違反神,違反基督的文化。他們相信基督是在英國出生。很多基督徒仍然相信一旦你是基督徒,你便是sahab。英國文化,英語文化強加在我們身上,帶領我們前往絶對不應接受的相反方向。就是這樣,我們處身在三百年歷史的奴隸制度裡,人們卻要盲目的接受它。
克里希納曾經清楚的說,意識是向下生長,根是在人的腦袋裡,意識是向下生長,長成樹木。而西方文化卻令你往下生長向著物質主義。不管是共產主義、社會主義或民主主義,都是毫無區別,整體上你必須向著物質。所以西方的文化或西方的科學的目標首先是奪取物質。五大元素都是用在令人類感到舒適,肉體上的舒適。這種文化令我們對自己完全失去控制,像隻在空中飛舞,沒有手指控制著的風箏,就這樣漂往不同方向,不同領域而迷失了。
當我們放注意力在某些事物上,若注意力是清純的,它會淨化物質,我們的注意力就變得清純。若我們注意力不停的想著這些物質如何令我們得到舒適,我們便迷失在物質裡,注意力被捲入物質裡,亦被物質糟蹋了,我們得到的只是思緒,「該怎樣擁有它。」擁有物質,利用物質,坐在物質之上是我們犯的最先的錯誤。在任何情況下,物質都是你的奴隸,任何情況下物質都是你的奴隸,你可以不需太在意它而得到它。視科學是科學家發現是很自我的想法,這個想法是出於你的自我。除非神的恩典降臨在你身上,否則你是不能有什麽發現。是神的恩典令你可以解說闡述祂的力量。即使愛恩斯坦或牛頓這些人物也這樣說過。愛恩斯坦曾清楚的說︰「我感到既厭惡又疲倦,我不能找到相對論,我只是坐在花園裡玩氣泡,從某處不知明的地方,令我頓悟相對論。」
印度人三百年來以奴隸的心態活著,盲目的接受這種狀況而不知道自己擁有多少知識和科學。我們的國家擁有航天科學,擁有無人駕駛飛彈,擁有各式各樣的事物。但為什麽我們只是接受它而不去根源找出為何我們會擁有這些東西?我們開始懷疑印度過往的一切,不回顧過去,卻開始向下移向西方的文化。這是我們的國家的衰落,帶來這些荒謬的事物。當錢變成一切,金錢取向,經濟取向。這是哲學家的國家,聖人的國家,現在經濟主導了這個國家,我們卻不明白我們完全不能把西方的經濟制度運用在印度,我們就是做不到。這是慷慨的國家,人們喜歡為你服務,他們喜歡這樣做,即使今天他們也喜歡為你做點事。
當你走到村莊,即使他們沒有擁有什麽,他們也會為你帶來一點牛奶,讓你坐下。「請喝點牛奶,你來自國外,請喝吧。」在西方國家,即使你送他們任何數量的禮物,他們也不會回贈一件禮物。毫無羞恥的他們拿你給的所有禮物,以為這是他們應得的。他們沒有這種敏銳度,沒有敏銳度去明白慷慨,他們不明白,他們視我們這樣做是因為我們都喜歡受人奴役。我感到很驚訝,村裡的人告訴我,連西方來的動物也是愚蠢的。我問︰「怎樣愚蠢?」他說︰「拿印度的母雞和西方的公雞為例,若小雞受襲擊,若是印度的母雞,牠會叫喊,或尖叫讓牠的所有孩子走在牠的翼下;若是英國母雞,牠會毫不介意,只會平靜地,stithapragya,不受影響的看著所有事情發生。」他接著說,很令人驚訝的是我們的公牛,若你告訴牠往這裡走,或往那裡走,牠能明白;但若你告訴一隻西方的公牛,牠只會一直往汽車走,往貨車走,不知道自己往何處去,完全沒有任何方向的概念。你不能讓牠們獨處。若你告訴牠們往這裡走,牠們會往相反的方向走。這是什麽文化?是什麽在這成長過程令你那麽粗糙?注意力放在物質上而非靈性上。物質時常都想控制靈性。就如一棵樹倒下死了,你就用它來造椅子,那是用死物創造出來的死物。你坐在椅子上,變成椅子的奴隸,不能再坐在地上,那麽你必須常常帶著椅子。若你以汽車代步,你便變得不懂用雙腳走路。
明天你開始擁有計算機…你會感到很驚訝,我住在倫敦時,我很驚訝人們即使要計算二加二,也要用tambaaku,即使二加二,他們也不懂計算。因為電腦的出現,他們已經沒有腦袋。因為這些機器,創造了…我們稱為「機械年代」。這是怎樣的年代,發展的年代。在沒有控制下,若機器已經發展到這個程度,是時候我們應該明白,我們不能向這方向走得太遠,我們會變成機器的奴隸,機器就像魔鬼,它要求,像魔鬼一般,無時無刻都必須吃某些東西。就像,你…在英國,你沒有可能找到新鮮的食物,你必需到主要的市場才能找到。在美國更差,在大部分的國家,他們把所有食物都包起來,全用膠袋包起來,每一種食物都計算重量。你走到店舖裡,買這些,買那些,全都不是新鮮的。食物沒有味道,現在他們用化學品。他們把化學品餵養供人食用的動物吃,把化學品放在他們吃的食物裡,因為機器必需達到一定的數量,因為要有數量,所以要這樣做。因此你吃的全是化學品,你取得的發展就只是步向滅亡。
所有這些外在的注意力,對外在的物質的注意,漸漸地把你推向滅亡,注意力變得破碎鬆散。例如,你與某人交談,這是很時尚的做法,我曾經見過很多這樣的人。你與某人談話,他卻看著其他地方︰「你看著什麽?」「啊!我正在看這幅圖畫,我想我應該把它買下。」我在與你交談 — 我的話他完全聽不進耳。他看著其他事物,或某些女士或某些男士 — 那全是一些毫無喜樂的追逐。我們做這些與我們毫不相干的事情,完全沒有警覺該在合適的時候做合適的事情。
有個男士告訴我,他有四個孩子在英文學校唸書,一個則在印度學校。他說他那四個孩子說話不多,他們只是不自覺的不停的想著自己。你問他們要走多少路程才能回家?他們不知道。他們走路像矇著眼罩的馬,像這樣走路。他們什麽也不知道,他們不讀報章,對我們擁有什麽完全沒有任何慨念。我最小的孩子,他是以印度方式教養,在印度學校唸書,他有一隻小鸚鵡,一隻小狗…他要照顧所有的母牛。他告訴房子裡所有人有關一切動物的消息,他也知道所有人的關係。他知道誰是誰的親人,誰人在受苦,問題出在那裡,厨房需要什麽?他是那麽有警覺性,他的注意力是那麽有警覺性,因為他的注意力並未破碎散亂。
現在為了方便,我們想把孩子送到英國的學校。我告訴你,若你這樣做,他們長大後沒有打你,你不必驚訝。我見過西方的孩子打他們的父母,他們還回咀。在過往,來自良好家庭的孩子常常稱呼他們的父親為先生而母親則為夫人。但現在,我曾經見過孩子以各種荒謬的說話回應他們的父母,他們知道全世界各種污穢的事情。他們知道那麽多污穢的事情,令你也感到很吃驚,這些事情連你也不知道。傳播媒介所採取的態度,我必須要說,某程度上令這種態度產生,時刻把我們的孩子放進這些污穢中,把他們帶進污穢中。
我們的人也是 — 我在電視中看到,這裡也一樣 — 廣告裡展示可怕的裸女。所有廣告和傳媒都把我們的注意力推向粗糙的層面。他們玩弄我們的弱點,他們就是這樣令你變得虛弱,當你變得虛弱,他們便變得強大。若傳媒變得十分強大,你什麽也做不了。他們的心並不純潔的去做善事,做好事 — 我們稱為janahith,這完全不在他們的思維裡。不知怎的就是要賺錢,賺錢怎會有錯呢?令人很驚訝的看到人們為金錢而作出妥協。金錢不能給你喜樂,我必須告訴你金錢不能給你喜樂。不要追逐金錢,對錢要有整合的態度。金錢是拉希什米的祝福,拉希什米是非常漂亮的女士,她擁有慈母般的品質,她是母親。有錢的男人必須擁有慈母般的品質。
她手上拿著兩朵蓮花,粉紅色代表她是愛。她用雙手表達她的愛,亦代表粉紅色的蓮花。蓮花即使是有刺的bhavraa(甲蟲)也會招待照顧,我們稱它為黑色有刺的大甲蟲 — 蓮花柔軟的花瓣為牠提供一處休息的地方。有多少這個國家富有的人,特別在海外的富有的人會提供地方給ashrayaa,支持像甲蟲(bhavraa)的人。另一方面,就像這樣,必須是daan。你必須施予,若你有錢,必須把錢捐出來。他們有多少人知道該把錢捐到哪裡?他們會把錢捐給會欺騙他們的人,像Rajneesh。他們不會把錢捐給窮人,不會恰當地為窮人做點事。某天當我到浦那,我感到很驚訝,那裡我們有很好被稱為JanaShanti的制度,只需付二個盧布便能取得食物,一餐非常好的食物,既美味又足夠的食物,只收二個盧布。他們說所有人,總統以下,人們來這裡。我們必需花錢來招待他們。我們給他們這些,花圈等等,每一個人都演講。沒有人願意把租來的房子給他們。沒有人想他們來,因為他們認為你會與其他賺錢的人競爭,而又得不到選票。
整個制度就是這樣滑稽可笑,最後變成他們付錢只為想得到選票,想在選舉中獲勝因為他們想賺錢。我的意思是我來這個國家,每一個人都說︰「什麽事?為什麽我們不能取得土地?」
因為人們都想吃錢,這裡每個人都吃錢,paishe khaata。Te paishe khata,te paishe khata,te paishe khata。為什麽他們不是吃食物而吃錢?印度有這種麻煩是源於錢對他們變得最重要,沒有人認為這個身體,這個存在體,這個集體存在體是重要的,這是samoohik的存在體。對我們的社區作出這種傷害是不會快樂的。所有做出這種事的人,他們七代都會被神所詛咒。你們必須明白,剝削窮人來賺錢的人會受永遠的詛咒。你們不應加入他們,即使你要受苦,我知道這是非常困難的時刻,人們沒法只靠收入來維持生計。但若你下定決心,也能靠做正確的事情而活得有滿足感。
當我的父親…和我的母親,他們多次被關進監獄,我們有十一個孩子,我們曾經很富有,但卻住在小屋裡,有時多天也沒有食物,而我們曾經…過著富裕的生活。他們為國家的自由犧牲了一切。現在這樣的人那裡去了?你不會想到他們,他們都是傳奇人物。沒有人願意犠牲什麽。這是一個運動,新的swatantra(自由)運動,swaatantrya還未完成,你能清楚的看到。它不是,你們的自由仍未完全完整。若你的自由要完全的,你必須取得swatantra,你必須知道你的swa的技巧,你的靈的技巧。除非你是完全自由,你仍不是個自由人。你是金錢的奴隸,權力的奴隸,自我炫燿的奴隸,對我來說,還有各種壞習慣,你是一切的奴隸。我從來也不知道像現在有那樣多酒鬼。我們都變成所有壞習慣,所有壞事物的奴隸。位處高位的人沒想過有什麽不能做,為什麽這樣的事情會發生在我們身上?為什麽我們會拜倒在無趣無用的人面前?什麽發生在印度人身上?就是他們仍未意識到最了不起的東西就在我們腦袋裡。是根,這些根就在這個國家裡,在馬哈拉斯持拉邦裡。這些根就在這裡。靈量必須開悟這些根。我們卻從來對它不在意,對它漠不關心,我們只時常擔心怎樣取得更多錢。所以那些高薪的人,或那些高位但薪金不多的人,也或許,他們透過吃錢來賺錢,另一些則是為任何事也罷工的人,所為何事?為錢,再次是為錢。
因為罷工,孟買已是半癱瘓。我問他們為何要罷工。你是酒鬼嗎?是的。你喝酒嗎?你也抽煙嗎?是的。你吃tambaaku(用來咀嚼可上癮的草)嗎?是的。你吃檳榔(paan)嗎?那表示你有錢。否則,你怎能負擔喝酒抽煙?當人們在罷工時要求多些錢,你最好了解一下他是怎樣的人。如果他喝酒,有錢買酒喝,你就不用再給他錢以便他喝更多的酒。任何母親見到兒子喝酒,都不會給他錢,因為他會用這些錢來買酒喝。他還能做什麼?他還能拿錢來做什麼好事?當注意力開始移向金錢,我們就變得盲目,看不到為何我們要追求金錢。
要錢來做什麼?我並不認同資本主義。我知道他們是多麽可怕。我想說的是為何要破壞機器。現在你要想辦法告訴他們馬上終止罷工,看在老天的份上,好好享受自己。在鄉村有些人實在非常貧窮,不是在孟買。孟買沒有窮人。他們上戲院,做各樣事情。他們怎算得上貧窮呢?但他們有時間,他們有多些時間。因此他們才會做這種事情。如果你容許人們罷工,他們很快會弄垮孟買。這是愚昧,絕對是愚昧,來自西方人的 — 並非來自聖雄甘地。聖雄甘地沒有教你們為金錢而鬥爭。他有嗎?你叫你們為swaatantrya(自由)而鬥爭。如果他今天還活著,我肯定他會談及霎哈嘉瑜伽。
我們的問題是我們不想見到機器搖晃不定。我們要有另一個系統,一個平衡的系統,可以打倒這愚笨的,令我們不斷下墜,下墜,下墜的機器。女孩要擁有十種紗麗,穿十種衣服;像喀什米爾的女孩,她要穿得像旁遮普邦的女孩;她要穿得像英國女孩。有這個需要嗎?我是說我們一直有…我們是富裕的人,我應該…十分富裕。我們通常只有兩件紗麗。一件用來 — 人們叫它作thevni — 一件在特別場合穿著。我們生活得很好,受很好的教育;專注在學習,而注意力是向着神。若注意力迷失,就會變得散亂。
注意力會迷失、會破碎散亂,沒有延續性。一旦注意力散亂,這個人就會變得表面虛假,十分表面化。他沒法進入深層,那麽他怎能感受自己的靈?這種表面化絕對使你變成一個硬殼,內裡空空如也,完全是我們所謂的空洞,kokhlapan,完全是空洞的。若你打破這個人,你會發覺他沒有個性,不可靠,他不會說人家好話,他會把你拉下。你的注意力就是這樣,你變成極之低層次的人類。你們會驚訝,我來這兒之前到過四條村莊,那裡比孟買多五倍人。他們來,他們沒有汽車,沒有公車,他們走路來,坐牛車來。這樣的一大群人,全都獲得了自覺。感謝天,因為他們不懂英語。
我們從西方學會這些無聊荒謬的觀念想法。我們不用跟他們競爭;反而是他們要跟我們競爭。他們沒有什麽能給你們。你要堅持理想。但我們反而學會了所有壞事和不良的傳統;如收取嫁妝、折磨我們的婦女和做著那些不文明的事情。那些事情上,我們並不先進,我們仍是非常非常原始落後。以往從未出現過這種情況。以往沒有人會折磨妻子。我們從不知道印度有嫁妝制度。沒有人知道。我們完全不明白這個制度是從何而來;我發現它是來自英國。因為他們說對待孩子要公平;不應把錢只留給男孩。他們為此爭吵,應該把錢也給女孩。
你要明白,因為全部遺產都會留給男孩,土地留給男孩,你必須也要給一些錢女孩。這樣做是很合理明智,但我們卻走向極端。因此出問題,我們稱它為社會問題。我們出問題,我們稱它為家庭問題衍生的情緒問題。如果你想跟從他們,我會向你描述他們的家庭生活狀況,你就明白你必須禁止那些念頭走進腦袋。一個家庭是這樣的:一對夫婦所謂結了婚;不出一兩年就鬧離婚。他們的一生至少有八個丈夫和八個妻子。最後是老年時住進老人院;孩子亦住進孤兒院;父親住在老人院;母親也住在老人院。所有母親、父親、所有人都住在老人院。沒有愛。我覺得在英國(只是倫敦)沒有任何感情。
有兩個孩子被父母所殺。沒有慈悲,沒有daya(愛)。他們內裡沒有karuna(慈悲)。這樣的事情今天也發生在我們身上。我們的孩子也走上同一條路;我們的父母也走上同一條路。就如我媽媽時常說:「lakshya kuthe?」 — 你的注意力在哪裡?你的注意力在哪裡?你會說,不,我的注意力不在任何地方。不在任何地方是什麼意思?注意力應該放在神上。你的注意力在哪裡?應該放在神上。Devaa kade lakshya thevaa. 保持你的注意力在神哪裡。你的注意力在哪裡?即使他們在教音樂時也常說:「先想著神。」無論做任何事,想著神。當你想著神,你不會想其他無聊荒謬的事情,只會想明智合理的事情。
我們的注意力就是這樣分散了,因為當注意力溜走,它打擊現代社會,因為挑戰,因為爭鬥令注意力化成碎片。沒有…只剩下碎片。你的注意力並不集中。你不知自己身處何方,要往哪裡去,你什麽也看不見;你亦不理解。你問他們一個問題,他們不懂。他們忘記了。你爸爸叫什麼名?「不,我不知道爸爸的名字。」這就是他們面對的境況。你不知道他們住在什麼鬼地方。如果你想帶自己和孩子去那地獄,跟隨他們吧。但並不代表你要找這些bhajjis和給他們錢,或去找可怕的導師。並非那個意思;從來都不是那個意思。
你要避免那些荒謬的事情,因為你的父母去這些導師那兒是愚蠢的。這些事只是幾百年前開始。我們從來都不認識這種人。之前,我們不認識這些bhondoos。幾百年前,除那納克外,人們不談其他人;那納克說要避免bhondoos。“Sadguru che lakshan he” 這些東西Ramdaasa都有寫下。誰人會讀Ramdaas?因為他是婆羅門,非婆羅門不會讀。誰人讀Tukharaama?因為他不是婆羅門,婆羅門不會讀它。如果他們的種姓度是那麼重要,閱讀某些書之後,種姓制度就變得不重要,倒不如不要讀吧。種姓制度現在是牢牢種在我們的腦袋裡。那麼牢固;從未試過如此牢固。很奇怪,早期並沒有種姓制度。有根據你的業報(karmas),你的行為而不是根據你的出生而衍生的種姓制度。否則,Valmiki怎能成為brahma rishi(梵天忍士)?捕漁婦的私生子廣博仙人(Vyasa)又怎能成為最偉大的偉人呢?所有這些錯誤的想法都要消除。為此,我們要開展新的制度;新的制度是要透過有聯合(瑜伽)的人來建立。
克里希納曾清楚的說:“yogakshema vahamyaham” — 一旦你得到瑜伽,便會得到kshema(福祉)。祂經常談及瑜伽士,為此,祂用「瑜伽士」(yogis)這個字。瑜伽士要來,你們曾經讀過Pasaydaan,也剛聽過,在森林裡的這些偉人是kalpatarus,他們是你的欲望的賜予者,會走在路上。他們是瑜伽士,這些在說話的蜜液的海洋會談及神。這些是瑜伽士;其他都是平凡無用、會消散掉的人。只有瑜伽士會在神的國度受到尊重。我們要把神的國度帶來地球。首先帶到印度,然後是每一處地方。這事情快要來臨。
現在人們會說馬克斯主義,這主義,那主義。Tukaraama(印度詩人)曾說 “ava ghaachi samsaara sukha cha kari”,他這樣說過。同樣 — 馬克斯亦說過同樣的話。他說全世界應是十分…十分快樂的地方,十分快樂的地方應該沒有國界。至於如何能做到?就沒有人問他。他談及進化。怎樣進化?進化是如何發生?問他。問問那些共產主義者。他們並沒有變得更好,他們有嗎?誰變得更好?誰人透過那些主義轉化了?一個也沒有。有些人是這個男士的門徒;有些人是那個男士的門徒。有些人追隨這種政治理念;另一些人追隨那種理論。全都只是理論。
馬拉地語有這種說法︰“bhola cha tsa baata bhola chi tsa kari”。無論你有什麼理論,你都要記著。你會因此轉化嗎?有些事情必須在你內裡發生。如果你想達到馬克斯和Tukaraama說過的狀態,parivarthan的狀態;這個改變,這個轉化必須發生,只有透過喚醒靈量才能做到。有些人閱讀有關靈量的書籍;他們來問我:「母親,您談及的靈量,有人說靈量會使人瘋癲,諸如此類。」他們甚至說不應該閱讀格涅殊哇文集(Gynaneshwari)的第六章,因為第六章談及靈量。很自然的 — 因為他們對靈量一無所知,所以最好不要碰它。靈量是純粹的欲望(shuddha iccha),是真正的欲望;是你生而為人的目的。之後你便別無所求了。
它不像經濟學:今天你想要這個;明天想要那個,你的欲求永遠都得不到滿足。它完全…你想要的是完全滿足的泉源。移動是向上的;靈量不會向下走向地心吸力,走向物質,它往上走;它向上走,穿越腦囟骨區,你就得到自覺。你應該向任何導師都作出這個欲求,其他的欲求都是沒用的。你怎能用錢購買它呢?你可以給靈量錢嗎?那是生命進化的活生生歷程,必然要發生。你要藉此達到生命的縮影。你要怎樣做才能達到?要倒立嗎?
任何生命過程都像種子發芽。你該怎麼做?你把種子放在大地之母,她有能力讓種子發芽生長。同樣,必須發生的是它發芽,自然的發芽生長。霎哈嘉(sahaj)。霎哈(saha) — 一起 — 嘉(ja) — 出生。這是與生倶來的。得到瑜伽是你的出生的基本權利,得到它吧。對印度人來說,他們有很特別的福份很快得到它。就像他們沒費氣力,沒有太多奮鬥掙扎就取得獨立。其他人都比我們奮鬥掙扎得要多才能取得自覺。一旦你得到,也很快失去。
明白靈量的人明白萬事萬物的精粹。他們明白所有宗教都源自同一精粹,都是同一棵樹的花朵。我們卻愚昧地爭吵鬥爭。基督說,那些不反對我的人就是與我同路。那些是什麼人?基督徒不想找出來。他們追隨基督。印度教徒不想了解它。沒有藝術可言。在奧朗加巴德(Aurangabad印度城市)有問題出現,而人們攻擊。他們不應攻擊。我們要了解發生了什麼,我們那裡出錯。我們要看到自己的錯處。在masjid(清真寺),不管如何,那是神的地方。是神的地方;如果有人在清真寺靜坐,你不應發出聲音。如果你作出侮辱的行為,就是侮辱Vittala,在Vittala mandir,有另一種搖燈禮。搖燈禮進行時,如果有人跳的士高舞,你喜歡嗎?同樣,如果那是ibaadat(崇拜)的地方,是人們dhyana(入靜)禱告的地方,此刻我們很安靜,四周卻很嘈雜,但一切都很安靜,因此我們在享受。如果那是他們靜坐的方法,我們是否要打擾他們?告訴他們有人在找麻煩?我們能否尊重點嗎?為著顯示我們的不凡,khorpana,我們要這樣做嗎?在這個時刻,要用besura 和 betaala 樂隊是否那麽重要呢?我們為何不看看自己,不管是任何地方的任何神,我們都要尊重,這是我們犯的過錯。
我們以宗教的名義侮辱神。當他們說:「Allah-O-Akbar (神啊!您真偉大)」他們是指宇宙大我(Virat),即克里希納(Shri Krishna)。當你來霎哈嘉瑜伽,你會知道祂們是互有關連。穆罕默德只是maha medha,祂亦是達陀陀哩耶(Dattatreya)。這是medha,祂在那兒安頓下來。我知道人們給祂服下毒藥,折磨祂。同樣 — 當我們這樣做時,卻說穆罕默德是錯的。錯的不是祂,那麽誰錯了?是穆斯林。誰錯了?是印度教徒。誰錯了?是基督徒。他們全都違背所有先知,所有偉大的降世神祇,亦為祂們招來惡名。
讓我們開始了解;讓我們開始尊重;讓我們成為偉大、尊貴的人。讓我們成為有愛心、慈悲和明白事理的人。讓我們成為這樣的人,就現在開始吧,像那樣開展一個核心。若你能做到,我們就能把下墜的人拉上來。這個制度在印度已經建立;整個制度已在印度建立好,就是我們要昇進。很久之前已很美麗的建構好,只是在現代生活的洪流中迷失了。因此,我們應欣賞傳統美麗的事物,所有傳統的玩意都是美麗的,所有傳統都受人尊重。如果你失去尊重的心,你就是百分之百失去人性。如果你不知道怎樣去尊重,你就算不上是印度人。你不是印度人。不要稱呼自己為印度人。你要學習怎樣尊重,尊重令你變得了不起,使你謙卑 — 像Tukharaama說:「anurenu uni thodkaa, […]

摩訶拉希什米崇拜 (India)

摩訶拉希什米崇拜
印度 1986年1月6日
 
希望你們都享受留在格納帕提普蕾。問題是我們未能安排在你居留的地方附近煮食,所以你們要走很遠的路。我想步行也不錯,對你們很有幫助,對腹瀉和其他毛病都有幫助。
事實上,我到過這地方,卻並未到過酒店和居住的地方。我告訴你,有人把一畝地捐給我,免費的,是在另一面海邊附近的地方,真的很漂亮。請你們每人都要寄一封感謝信給他,我肯定明年必定可以安排得更好,以更合群的方式來安排。
你們也知道,跟著的行程會是經浦那、Rahuri 和 Akluj。這些地方對我們都是非常重要,因為我的先祖曾經統治過Rahuri,所以這地方很有力量,因為他們都是偉大的Devi bhaktas(女神的虔敬者)。還有所有的Naths,像Machhindranath,Gorakhnath,所有被稱為avadutas已進化的靈,偉大原初導師的降世神祇,都曾在這地區工作,是祂們最先公開的談論靈量。你們也知道,被稱為Punyapattanam的浦那,長久以來都是神聖的地方。跟著你會到一處稱為Nira的河流,它是以我的名字命名。我們購買了很多在這河流附近的土地,會用作耕種。你也看到你早晨沐浴的Bhima河,你會享受這河流。
他們會邀請你到這裡的一個宴會,一個二天的盛大宴會。這就是我為甚麼不來的原因,因為期間不能有任何講座,你們在這裡都會很享受,跟著你會到一處很有趣名為Wani 的地方,這是一個山區車站,很漂亮的,哪裡還有一個水壩,跟著你們便回來。我要爭取這個機會與你們談話,因為我很少能有時間與你們談話。
外在的事物都應是用來滋潤你的升進。你必須看到自己內在有多少成就,你發展了何種品格,你有多不執著,多合群,多慷慨,要讓人看到你這些品質。你要評價自己,不要叫他人評價你,你有多平衡,有多智慧,因為所有這些令你好好安頓下來,給你平衡。我不知道我們還有多少年能這樣,我認為已經很好了,因為我感到大家能量上的分別—即使在格納帕提普蕾之前直到現在—都有極大的差別。事實上,我是從你哪處取得涼風。
所以升進是你們最關注的,也是你們全部人最關心的。你們來這裡是為了升進,我知道必定有很多困難,很多不便,有些人還矖傷了皮膚,我很抱歉。在這個國家,極端的行為是被視為不恰當,所以你們要避免極端的行為。做得過分實際上是偏向右邊或偏向左邊,所以請你們做任何事也不要過分。就如你們或許很喜歡在Bhima河沐浴,在淺水裡沐浴是很好的,但你們不應到深水處。我因此有些擔憂因為它是靜止的,你們仍要明白怎樣控制自己,不要到危險的地方。除此之外,對你,對整個霎哈嘉瑜伽運動,也對我是非常危險的,因為若你出事,我會既擔憂又失望。
重要是你要保持在中央,任何事也不要走向極端。若你在中央,每個人都會尊重你,若你走向極端,他們會以為你有些不對勁,基本上是你不對勁,整個講座也會被你弄糟。我的意見是你要保持在中央,任何事也不要過分,一切都要保持正常的狀態。因為像這樣出門遠遊,你們都要大費周章,面向太陽。現在是馬哈拉斯特拉邦最寒冷的時候,所以你可以想像我們還能做些甚麼,我是說我們要以最理想的組合取得成效。
很抱歉那些被矖傷的人,因為要醫治他們,所以我遲到了,講座也因此要延遲、延遲、延遲。我是說太過分了,不要再這樣了,請不要再走在太陽下,沒必要這樣。你已有足夠的太陽,太陽融化了你的腦袋,令這個國家的人瘋癲。若你們走在太陽下,最終都會變成瘋子,腦袋也必定有某些事情發生,所以還是完全不要走在太陽下比較好,就像現在這樣就可以了,只一會兒就行,不要坐在太陽下。這是很吸引,我知道,因為你不能取得陽光,但這房間每一處都充滿陽光,所以你完全不需要坐在太陽下。坐在太陽下可能為你帶來麻煩,因為Akluj的太陽是太猛烈了。我告訴你這些是因為我未必能與你們同行,所以請好好照顧自己,這是你們唯一可以為我做的事情。
你必須要靜坐,必須為升進而憂心,不要隨便把自己的東西四處放,要小心。我很高興他們在摩訶拉希什米廟宇裡對你們那麼欣賞,他們尊重你們,給你們oti,他們真的很可愛的接受你們,接受你的個人風格,接受你進入他們的社區。他們還說︰「我們分辨不出誰是印度人,誰不是。」因為我想在格納帕提普蕾,或許你們的皮膚變得沒有那麼蒼白,他們說︰「我們分辨不出誰是誰。」那很好,現在事情正在成就,我們的性情品性越來越相似。
至於崇拜,之前已有三個崇拜,第四個是在格納帕提普蕾,這裡也有三個崇拜。這三個崇拜,我可以肯定會是更安靜,更有成效,事情會更好。若你有任何問題,可以告訴我,我們可以安排。但要緊記,不要讓自己疲憊不堪,不要挨餓也不要過飽。任何極端的行為對這個旅程都是不好的。因為我想第二組人會比我們之前成就得更多。所以第二組人要嘗試保持正常的生活,多放注意力在靈,在升進上。
最後,好消息是你們很多人都想訂婚,我很高興他們可以在浦那或Rahuri訂婚。對想訂婚的人來說,這會是個好主意,若有任何人仍想結婚,請告訴我,我們或許能在Rahuri作一點安排。但最好還是那些想訂婚的人,這是很容易辦到,這會是個好主意。任何人想訂婚,在離開浦那前,請讓我知道。
現在若有任何問題,或你想說些甚麼,請說吧,因為我不會再有機會與你們交談,現在這裡很少人,否則,在崇拜裡常常…在浦那,人數最少有這裡的五倍。
是?她說甚麼?注意力不妥當?甚麼?甚麼?
問題︰她想知道怎樣令注意力安頓下來,怎能進入深層的入靜。
 
重點是你放注意力在哪裡,你要多放注意力在周遭…。你要明白,在靜坐中,你先要討論這些,還有很多人可以告訴你,他們會把它成就。第二,你的雙眼最好是看著大地之母,最好是全神貫注在大地之母上。當你走路,要看著大地之母,當你與任何人交談,也要看著大地之母,你自會明白,你所吸收的一切都會比較好,你的專注力也較好,對嗎?
想想我們不要浪費我們的注意力是很好的,你漸漸的安頓下來。我想大部分第一次來的人都會感到,在開始時把注意力穩定下來是有點困難,但你慢慢會做到。因為我們的注意力先放在一些小事上,瑣碎的事情上,例如我要坐在地上,或你要坐巴士來,或是某些你在某處看到的不潔的事情。我們的注意力常常放在別人的缺點,漏洞或不潔的事情上,因為注意力本來就是這樣。跟著注意力開始放在漂亮的地方,小小的事情你開始看到它漂亮之處,一些瑣碎細微的事情你開始看到上天。這個時候你便知道你的注意力享受一切。
通常我們的注意力,特別是當我們把注意力放在錯誤的事情上,這裡有任何漏洞?我們開始評價每一個人,評價每一處地方。看看這裡,若你坐在這裡,對我來說,這地方真的很美妙,對你,可能這些只是一些劣等的事情,你們只會想著這些事情。對我來說,它是很漂亮,因為我看到這件漂亮的紗麗在這裡張開,花朵安排得很漂亮,很美麗的花藝,是那麼的特別,還有這個背景,一切都是做得那麼仔細小心。他們怎樣來到這裡?怎樣把這些東西系上?這是很不凡的。我一想到所有這些事情,便會感到極之喜悅,我的孩子很辛勤的工作,把這裡佈置得很好,這是非常好的,他們是怎能安排得那樣好。我滿腦子都想著這些,令我感到很振奮。我看不到劣等的事物,看不到其他。無論你看到甚麼,你的注意力便在哪裡。
所以嘗試看一些美麗的事物,有那麼多漂亮的東西我們可以去看。我現在看到的是我的孩子的心,他們真心實意的做這些事情,不是嗎?若你有深度,你便能看到他們是怎樣甜美的張開紗麗,怎樣把花朵撒開,怎樣做這些事情。是注意力,注意力放在哪裡?當你看到自己是︰「我怎樣可以舒適點?我要擁有這些,我要擁有那些。」你便沒有喜樂。喜樂是來自你深層的看到他們為我們做了些甚麼,他們是怎樣為我們工作,怎樣為我們帶來物品,怎樣以愛心為我們烹調食物。毫無疑問,相比他們,你甚麼也沒有做。你真的像王室人員那樣走動…他們必須要這樣做,特別是格納帕提普蕾是一處很艱苦的地方。人們要老遠從那格浦爾來,五十人來這裡為你們煮食,錢不是萬能,即使你想付錢,也辦不到。是愛心,是感情,是注意力,是慷慨熱誠的照顧客人。
我們必須享受他們為我們做的一切,我們是那麼享受,這就是你的心怎樣變得越來越有深度。但若你的心是扭曲的,只看到錯事、壞事,或類似的事情,或對一些事情︰「我該買些甚麼?我該買些甚麼?」只是這樣,你便是昏了頭。若你真心的想買些好東西,你便能找到你想買的,也可以很快的買到。當我昨天為所有中心購物時,我想這個價值的東西只需一盧比,我很快就能為所有印度的中心購買到需要的物品。因為是為他們購買,我會更好,若是為我自己,我想我不會辦得那麼好。你會很驚訝,我從不為自己購買甚麼,我沒有時間,你們已經給我很多東西,我不用再購買甚麼。
這是你怎樣對待事物,怎樣辦事,怎樣把事情成就的方式。昨天我到過的商店是充滿芬芳,哪裡的一切都有香氣,每個人都嗅到,原因是我享受一切,享受為別人辦事,不是別人,誰是別人?對我來說,霎哈嘉瑜伽士不是別人。我是為自己而做,我的更大的存在體,更高的存在體。你就是要這樣看待事物,對嗎?那麼你便會享受。
錫呂‧瑪塔吉說馬拉地語︰(*我現在要對Sangli人說,我們很久以前曾在這裡作過一個崇拜,最近也有一個崇拜,在Sangli 的報章裡有很多報導,因此有很多工作已經做了。霎哈嘉瑜伽能在這裡建立,因為氛圍很美好,很寧靜。這裡所有人都準備幫忙,所以我想給Sangli人一份小禮物,請他們要接受,這是我的請求,還有另一份禮物,但仍在市集裡,當禮物到達,我也會送出,誰想要它?*)
我買了很多東西,但仍未送到,所以我先給他們一件東西,(*把它帶來,現在吧。*)這位霎哈嘉瑜伽士是他達先生,他是這裡的高級官員。是他做的…這位是馬力先生,他是區域…我能說區域嗎?他是這裡的區域農業部長,管理整個區域的農業,他在1975年得到自覺,被派來這裡,因此他參加了崇拜,他的家人也在這裡。他達先生為我們做了很多好事,請為他鼓掌。還有耶達先生,他是出版報章的,耶達先生,請為他鼓掌。
他們都位元處高位但仍很謙虛,只看看,他是這裡的總管,他是工程師,管理這個地區的所有農業活動,他是負責的官員,另一位是報章的編輯。
當人有自我,他們沒法與周遭有任何聯繫,他們不明白自己的程度,就如你推一個氣球,它會升上天空,完全不知道自己只是一個充滿空氣的氣球,這就是為甚麼稱呼這為自大,明白嗎?所以有實力的人,經過實質的訓練,實實在在的成長,他們不會跌進自我的陷阱,他們不會跌進這種陷阱。他們先變得很謙虛,學習,更謙虛,再學習然後更加謙虛。就如牛頓曾經說︰「我像個小孩子,在知識的海岸收集小卵石。」連牛頓這樣的人也這樣說。現在我發現,很難找到像牛頓這樣的人。那些在西方很有學問的人,在他們的作品裡,我看到他們的言行舉言都很謙卑,你可以看到他們是很謙卑的人。謙卑是知識的徵兆。當樹木負重,它會垂下,當它負載滿果實,它會垂下。同樣,有知識的人會垂下,會很謙卑。
馬拉地語講話︰(*今天的崇拜真的很重要,因為今天要敬拜摩訶拉希什米。在霎哈嘉瑜伽,摩訶拉希什米的重要性是其他力量沒法相比的,因為摩訶拉希什米是我們稱為中脈的力量,她在中脈裡,透過她副交感神經得以啟動。要令摩訶拉希什米力量強壯,在我們的進化裡發生了很多事,當中重要的事件是摩訶拉希什米的降世。摩訶拉希什米曾多次降世,她很有勇氣,以人類的形相在這個宇宙出生,做了很多工作。
沒有關於摩訶拉希什米的這些降世神祇的資料是很令人驚訝的,沒有人曾深入而詳細的描述她。摩訶拉希什米原理是建基於拉希什米原理,即是說拉希什米的母親是摩訶拉希什米,應是說,拉希什米的母親,意思是當拉希什米降世為人類,她很平衡,女神形相的一位女士。她是那麼平衡,因此她能站在蓮花上,手上拿著兩枝蓮花,一枝是粉紅色的,蓮花代表溫柔。粉紅色的蓮花代表這個人是lakshmipati,他會擁有拉希什米,這個人的性格會有這種粉紅色,意思是他性格很可愛,不是乾巴巴的人。
其二是若你看到蓮花,即使蜜蜂來到,牠也能在蓮花裡找到安身之所。蜜蜂有很多刺,即使是這樣,牠也能在蓮花裡找到安頓的地方,即蓮花也歡迎牠。因此,擁有拉希什米的人會歡迎每一個人,無論是怎樣的客人。他要讓每一個人感到舒適,不論是大人物或小人物,他們按照每一個人的社會地位照顧他,平等的招待每一個人。
其三是—(錫呂‧瑪塔吉的雙手︰左手付出的手勢,右手保護的手勢)—意思是我們要慷慨。若他不慷慨,他就不是lakshmipati。Danat(慷慨的品質)是一種很令人喜樂的品質,這種喜樂不能與購物帶來的喜樂相比。任何達到慷慨力量的人,我想這個人是最了不起的,因為他已經到達人類進化的頂點。我們必須能慷慨。因為拉希什米以左手付出,同樣,一個lakshmiputra(擁有拉希什米原理的人)的人也要以左手慷慨的給予,即使右手不知道。以左手給予表示毫不費力很霎哈嘉(自然而然)的給予。一切欲望必須只是慷慨。這個世界真的有很多物質的事物,我認為一切事物唯一重要的,就是我們能給予別人甚麼。透過慷慨,我們能表達我們偉大的心,能表達我們的感情,我們的溫暖,這就是為甚麼物質是那麼重要,不然,一切物質都毫不重要。
天然聖石(swayambhus)有很多身分,在霎哈嘉瑜伽,最重要的是摩訶拉希什米的身份。藉由她的恩典,我們的靈量能有通道上升,或她賜予升進的管道。這管道,摩訶拉希什米的管道是高於拉希什米原理。右手,就像這樣,這只手是保護的徵兆,它有雙重意義︰庇護,庇護每一個人,這只手保護每一個人。在現實裡,我們看到的卻是相反。Lakshmipatis令每個人感到有壓力和恐懼,相反,拉希什米只是安靜的站在蓮花上,完全沒有賣弄自己。否則,人們會要求汽車,要求這個那個,去炫耀他們很富有,高人一等。
另一方面,她沒有給人重量或壓力,她很輕巧的站著,那麼優雅,沒有給任何人帶來麻煩。真正的lakshmipari只會坐在某個角落,充滿自信安靜的坐著,安靜的離去。即使他想付出甚麼,他也只會付出後說︰「錫呂‧瑪塔吉,這是我的捐款,請不要透露我的名字,無論如何你也要接受,我在你蓮足下給予我的捐款,就是這樣,這再與我沒有任何關係。」當我告訴他我不接受捐款,捐款是給信託基金(因此捐款者名字必須透露),他會說︰「你可以以任何名義捐贈,我不會反對,我把捐款給你,我不想透露我的名字,我不介意你向稅務局透露我的名字,不然,我不想透露我的名字。」他謙卑地請求不要透露他的名字,這個人才能稱得上為真正的lakshmipati。
拉希什米的右手是像這樣向上指的,意思是你的注意力要往上,向著一個更高的目標。當一個人成為lakshmipati,他的注意力會是這樣︰「我現在成為laskshmipati,但現在,我可以怎樣到達神?」當人到達這個層次,他便擁有財富,擁有很多財富,變得富有,但卻感到內在並不富足,我們可以說他內在的摩訶拉希什米原理已經被喚醒。透過摩訶拉希什米原理,靈量被喚醒,當靈量被喚醒,這就是為甚麼我們說︰”Udo,Udo,Ambe”。即「神聖的靈量,請你醒來吧。」我們在摩訶拉希什米的廟宇中這樣說,因為她只能通過摩訶拉希什米的管道才能得到喚醒,她在摩訶拉希什米管道被喚醒,跟著她穿過在其上的所有輪穴,升上來,穿透頂輪。
讓我們看看摩訶拉希什米曾以多少位神祇的形相降世。首先,摩訶拉希什米原理與導師非常接近,一種很多愛和純潔的關係。若你從最初開始看,所有原初導師,她以女兒或姊妹身份出生。就像闍拿迦(Janaka)的女兒是悉旦,她是摩訶拉希什米的形相,是摩訶拉希什米的原理,悉旦是摩訶拉希什米,她是闍拿迦的女兒。接著是那納克(Nanaka)的妹妹—Nakaki,她是摩訶拉希什米,她是位妹妹。同樣,穆罕默德的女兒法蒂瑪(Fatima),她是摩訶拉希什米。她之後是羅陀(Radha),羅陀是摩訶拉希什米的形相。她之後是瑪利亞,瑪利亞是摩訶拉希什米,她的關係是純潔的。她是那麼純潔,她以她的純潔生了耶穌基督,所以她的形相是純潔的處女,因為她的純潔,她是處女的形相,她有純潔如耶穌基督的兒子,所以她也是摩訶拉希什米。
因為這些摩訶拉希什米的降世神祇,我們上層的輪穴得到修補,意思是羅摩的輪穴在心臟的右邊,她在這裡的形相是悉旦,她在哪裡的形相是羅陀,而她在這裡的形相是瑪利亞。在這個位置三個輪穴相遇,這就是為何摩訶迦利、摩訶拉希什米和摩訶莎娃斯娃蒂這三個力量相遇。當這三個力量相遇,它們構成一個力量,即太初之母。太初之母住在頂輪裡。有人說,在頂輪,太初之母的形相是摩訶摩耶—太初之母存在著,她的形相是摩訶摩耶。因為這三個力量就是太初之母以摩訶摩耶的形相出現在這個世界,她能滲透每一個人的頂輪。你們也知道,她就在你面前,你全都知道,我不需要再說甚麼了。
就是這樣,由於摩訶拉希什米,太初之母降世,她擁有摩訶迦利、摩訶拉希什米,摩訶莎娃斯娃蒂這三個力量,她內在擁有這三個力量。只有透過摩訶拉希什米原理,我們純粹的欲望—那是安巴(Amba),實際上是摩訶迦利的力量—才能被喚醒,她能辦到。這就是為甚麼太初之母是很重要的,因為透過這三個力量,即使萬事俱備,最後的工作仍要去做,所以需要太初之母,即是說要透過這三個力量事情才能完成。即使我們能輕而易舉的辦到,能很輕鬆的得到,我們仍要很努力的工作,否則事情是沒法做到。它是頗為困難,若只有太初之母能做到,就不需要有這些混亂了。
你必須辛勤地工作,我要有你的支援才能完成這任務。現在在臺上的是你,不是我。你可以拿取我的力量並且運用它,你要知道自己已在臺上,所以你是值得受敬拜,你是很特別的,我又怎樣?無論我擁有甚麼力量,我已很久很久以前已經擁有它,對我這力量毫不特別,但你必須運用它,必須接受它,必須達成它,並且要掌握它,這是太初之母的真正欲望,是她純潔的欲望。為著這純潔的欲望,她每時每刻都很努力,而你們只是賺取它,成就它,以愛接受它,迎上前,你已在進步中。對我這是極大的滿足感,這種滿足感令我忘記一切,忘記我過往受過多少苦,在過往很多年,我受了很多苦。悉旦要受多少苦楚,羅陀要受多少苦楚,瑪利亞要受多少苦楚,我忘記過去,我感到過去好像從未發生甚麼,無論現在發生甚麼,都會是很特別的。
這些降世神祇,我們要記著,摩訶拉希什米降世為人類—人類的形相。女神摩訶迦利從未以人類的形相降世,她的形相常常都是女神,以女神的形相出現是很容易的,但以人類的形相出現卻是困難的任務。像人類般奮鬥,像人類般生活是很困難的,受人類的局限來生活更加困難。是諸女神以人類的形相來完成所有工作,所以今天我們能享受她們過往工作的祥瑞成果。
在格納帕提普蕾所做的偉大工作是值得寫入歷史,很偉大的工作已經完成,這樣的事情在未來的每一年都會繼續發生,我熱切期望能繼續這樣最少三年、四年。若這能發生,你們對這些工作也會有點概念,我們從格納帕提普蕾開始,完美的到達頂輪,所有這些是那麼aditi(原初),沒法用言語來表達,你們全都要接受,接受屬於我的一切,這是我唯一的純粹欲望。當這樣能成就,我甚麼都不想要了。*)
(*就像這樣—放一點東西在雙腳下,放紅粉在雙腳上,放紅粉在腳上,叫一些人,一些婦女來。拿一點東西,為雙腳放點紅粉,下面要更多,現在叫人來,叫女士吧,來吧,來吧。
來吧,拿一隻匙,也拿一個碗,拿那個邊沿有曲線的碗,在這裡,叫女士來,拿一個碗,坐下,拿碗來。
你來,你來吧,讓女士做崇拜,我會告訴你該怎樣做,讓他們來做,不要觸摸它,不要用手觸摸,小心點,你甚至不能觸摸碗,不要用手來觸摸,拿著邊,只拿著邊,現在放下,說Shri Sukta,念誦格涅沙頌(Atharva Sheersha),說吧,放下,放下。
開始念誦口訣,這是對的,讓他們來做,不要用手,拿著這裡。
現在是,所有男士都在這裡,先把這個移到這裡,告訴他們清洗我的雙腳,倒水在腳上,清洗它們,念誦Shri Sukta,放…移開它。
不要用手,移開這個,在這碟子上。*)
這紅粉很好,因為它有生命能量,你們都拿一點(*與一隻匙一起給每個人*)遲一點才拿。
(*拿水來,現在男士可以來
你妻子不在這裡?
你來吧,留在這裡
不要用手觸摸,只拿水來,不是熱水,現在你要等兩分鐘,當女士來了,我們會叫你。
用碗來倒。
崇拜要很寧靜,很平和的來做,這樣便不會出錯。
現在你明白我們不用「貧窮」這個字句,”alakshmi”,即不是拉希什米原理,他們不會說”daridrya”(貧窮),他們不說摧毀(貧窮)”daridrya”而說”alakshmi”。你看這是多精微,全都不吉祥,不是拉希什米原理,全部—它涵蓋的範圍很大。這都是經過深入研究才寫出來,清晰和恰當的思維,你看看它的生命能量。
噢!不是這樣,之前它有水,是嗎?現在來做,我們做些甚麼,現在已經發生了。這是我說的,現在把它倒下,現在沒用了,沒有分別了,現在像這樣做,聽我說吧,把水倒在我的雙腳,把它放在旁邊,不要觸摸到水。*)
它從Kamal到Vishwa,不是二者之間。(*你明白嗎? *)對摩訶拉希什米的描述是她喜歡蓮花,也喜歡宇宙,不是兩者之間。(錫呂‧瑪塔吉不停的笑。)
(*用手來擦,現在念誦108個名號。你們還有甚麼是摩訶拉希什米?*)
你們要明白,摩訶拉希什米原理變成Viratangana,即覺醒(buddhi),腦袋—知覺,我們應該說,她變成Narayani Shakti,或Viratangana是宇宙大我在腦袋中的力量(*所以最後是摩訶拉希什米原理 *)某程度上,中樞神經系統也是摩訶拉希什米原理(Mahalakshmi Tattwa)。
(*現在她成為摩訶摩耶,因為摩訶拉希什米原理,她成為摩訶摩耶。當摩訶拉希什米原理升起,她變成摩訶摩耶。意思是對女神—摩訶迦利和摩訶莎娃斯娃蒂,她以此作為掩護,變成摩訶摩耶,意思是這是宇宙大我,克裡希納的戲法。成為摩耶(幻象)是克裡希納的戲法,上天的摩耶(幻象),摩訶莎娃斯娃蒂和摩訶迦利,當這二個力量和摩訶拉希什米相遇,便構成摩訶摩耶,摩訶摩耶的形相便彰顯出來。因為有聰明才智,萬事俱備,是透過克裡希納戲法而發生的,像克裡希納,克裡希納的力量。女神迦利或其他摩訶迦利的降世神祇,每個人都能看到,她沒有任何隱藏,你看到面前的一切,她手拿利劍站著,你看到她所有的手,這裡的摩訶莎娃斯娃蒂是純潔的,就如她從未結婚,從未,即像一位婦女,一位處女,完全的純潔,知識的形相,穿著白紗麗。當摩訶拉希什米力量與這二個力量相遇,她便有了顏色,即她變得多樣化,摩訶摩耶形相便顯現,摩訶摩耶顯現是因為這些力量,這是克裡希納。*)
我在向他解釋,是這樣的,摩訶拉希什米原理在拉希什米原理彰顯後才開始,即拉希什米藉由富裕和從富裕而來的滿足彰顯後,摩訶拉希什米原理便開始在我們身上發展,令我們想到自己的升進。它是這樣發生的,在我們腦袋裡有三個力量,即摩訶迦利、摩訶拉希什米、摩訶莎娃斯娃蒂—在額輪之上。剛巧這二個力量,摩訶迦利和摩訶莎娃斯娃蒂,祂們是受祝福,受摩訶拉希什米原理祝福,摩訶拉希什米原理基本上是Narayana原理。Narayana是毗濕奴,毗濕奴變成克裡希納,克裡希納力量就在這裡變成宇宙大我的力量,就是Viratangana。
當她與這兩個力量結合,摩訶摩耶力量便開始彰顯。因為她是—你也知道克裡希納是怎麼樣,祂常常玩把戲,這樣,藏起這個,這樣做—這些事情都是從這個力量開展。所以它並不開放,像摩訶迦利力量是那麼開放,摩訶拉希什米力量是一個隱藏的力量,像瑪利亞。沒有人會相信瑪利亞是摩訶拉希什米,或是羅陀,是悉旦。很簡單,這力量是隱藏的但卻很有力量。在頂輪的時候,它變成摩訶摩耶,人們不懂怎樣找出太初之母的實相,你們明白嗎?
是她支撐著整個宇宙,她變成靈,整個世界(Vishwa)的靈,Vishwa Gyaneshwara(格涅殊哇)也曾把它紀錄下來。他說︰”Vishwatmake Devi”—宇宙聖靈的神,她變成宇宙。
兩位外國來的已婚男女可以上來,李察,你不要來,其他人請坐下,你們常有機會,那些沒有這機會的人才來,他是最先站起來的,我告訴你,請坐下,不要來自英國的,因為英國人常有這個機會,必須是來自澳洲或其他沒有這個機會的人,英國人要把機會讓給其他人,你們常常都遇到我,你在這裡清洗我的蓮足,來吧。她的丈夫在哪裡?他是英國人嗎?是嗎?願神祝福你們。好吧,叫一些澳洲人來,我是說即使你不是與同一個女士結婚,沒有此需要,讓澳洲人,或澳地利人或一些沒有這個機會的人來,西班牙人也很好,好吧,願神祝福你們。我要說英國人是最有特權,對嗎?
你想擦我的雙腳?你從未擦過我的雙腳?好,來吧。現在,用右手拿著它,用左手來擦。你已經擦了我的雙腳,是嗎?你已經擦了它,你已經擦了我的雙腳?你有否擦我的雙腳?你有否以水來洗擦我的雙腳?你已經做了,好嗎,讓他來做,這個也…你看現在的生命能量,你把手放在這裡,好一點嗎?現在好一點嗎?好吧。
願神祝福你們。願神祝福你們。願神祝福你們。願神祝福你們。 […]

摩诃格涅沙崇拜 (India)

摩诃格涅沙崇拜
印度格纳帕提普蕾
1986年1月1日
今天,我们聚集在这里,敬拜锡吕‧格涅沙。
格纳帕提普蕾(Ganapatipule)有特别的意义,因为祂是摩诃格涅沙。在三角骨里的格涅沙变成宇宙大我的摩诃格涅沙,即是脑袋。意思是这是锡吕‧格涅沙的宝座,锡吕‧格涅沙在这个宝座掌管纯真的原则。你们都知道,它是处于视神经床后面的位置,他们称呼它为视神经叶(optic lobe),是眼睛纯真的给予者。
当祂降世为基督,在前面这里,在额轮,祂清楚的说︰「我们不能有淫邪的眼睛。」这是很精微的说法,人们不明白通奸的意思。通奸泛指不纯洁,眼睛的任何不纯洁,我们都不应该有,要做到是很困难的。祂并没有说,你要得到自觉和洁净你的后额轮,只是很简短的说︰「我们不应有淫邪的眼睛。」人们认为︰「这是不可能的。」因为祂不获准活得长久,实际上,祂公开只活了三年半。所以无论祂说了些甚么,都是非常有价值的,你不能有淫邪的眼睛,若有纯真,就没有奸淫,意指没有不纯洁。
例如,藉由你的双眼,你看到一些东西,你想拥有它,我们便开始想,思绪就像链子一样,一个接一个。跟着我们陷入可怕的思维罗网,变成这些思绪的奴隶,在我们不知情的情况下,我们的双眼转到一些非常粗糙,把我们拉下的事物上。
锡吕‧克里希纳曾经说,意识之树是倒生的,它的根在脑袋里,树枝却向下生长。物质取向的人向下生长,向着神性的人则向上生长,向着根生长,根的主体部分,他们称呼的主根。主根是纯真,是锡吕‧格涅沙,祂在格纳帕提普蕾变成摩诃格涅沙。在这里,父亲原则,海洋的导师原则,海洋,印度洋包围着祂。就是这样,在这里,祂成为导师。
当霎哈瑜伽士建立他的锡吕‧格涅沙原则,他仍是小孩子,当然,他的双眼变得越来越清纯、越来越有力量、越来越闪亮。你必定看到,当灵量给你自觉,你的双眼开始闪亮,眼内像有火花般,你可以制造火花。因为自我,它被遮蔽,因为自我,它变得盲目,因为超我,它被眼泪所遮盖。当双眼变得清晰,你看到眼睛的漂亮,格涅沙透过你的眼神而闪耀。注意力开始藉由锡吕‧格涅沙神庙的窗户而流通。
当你成熟,你变成摩诃格涅沙,当摩诃格涅沙被建立,你变成Satguru,你成为神圣的导师,你可以教导别人,就算小孩也可以做到。有些成年人或许仍很愚蠢,这是无关年龄,肤色,教条或阶级,这是大家随时可以到达的状态。就像我们可以说,在这里,我们有格涅殊哇文集(Gyaneshwara),祂在很年青时创作了伟大的格涅殊哇文集。就如你昨天看到,在十二岁时,Gourkhnath建立了他的摩诃格涅沙。
若你不想升进,就算你已经一把年纪,你仍是处于同一状态,所以成熟是一个指标。在这里,在格纳帕提普蕾,锡吕‧格涅沙是在祂完全的、成熟的形相,所以我们内里也发展了摩诃格涅沙,我们的眼睛变得纯洁、有力量和神圣。若妥当地成就,我可以肯定你们都可以在内里建立这个状态。
马拉塔语
今天我们来到格纳帕提普蕾,在Asthavinayaka(八个锡吕‧格涅沙的天然圣石),这是有很大的意义,这是摩诃格涅沙的地方,摩诃格涅沙是Pithadhish(所有pithas的总督),祂是坐在这pitha,保护所有格涅沙的天然圣石,祂拥有一切Omkaras的知识,因为祂已经到达Guru Tatwa(导师原则)。
若你看看四周,看看海洋,是那么漂亮和清洁,把格纳帕提(Ganapati)的双脚清洗,因为海洋代表导师原则,以这导师原则,它清洗锡吕‧格涅沙的双脚,这是必须发生在所有霎哈嘉瑜伽士身上。向格涅沙的赞誉(stuthi)已经做了,跟着锡吕‧格涅沙被建立,之后藉由摩诃拉希什米原则,你必须变成摩诃格涅沙。
这种状态,小孩子,大孩子,年长的人,女士和每一个人都可以到达,若你们的行为正直,以马拉塔语来说,我们称呼这为Saralya,或他们说的Abhodita,或纯真,当我们内在吸收了它,我们便可以到达导师原则。任何一位导师,若没有这种正直和纯真,他永远不可能是导师,只能是假导师。
一个人,他的注意力常常放在上天的力量,只有他才能成为真正的导师。常人的注意力是扭曲的,是不洁净的。为此基督曾说︰「你的眼里必须没有淫邪。」意思是若你把注意力放在某些事物,我们开始胡思乱想,奇怪的念头在我们脑海中出现,就如我可以怎样买到这东西,我为甚么得不到这东西,另一些思绪是为甚么和不为甚么。若你看到某些事物,开始思考,我们便知道自己还未跨越额轮,无论你看到甚么,你必须变得无思无虑,特别是如天堂般的财富和昌盛,哪里有无数的神和女神,最少在看到祂们时,我们变得无思无虑。
当我们到达无思无虑的知觉状态,我们的注意力不再被扭曲,扭曲的思绪不再出现,扭曲是怎样影响你们,就像基督所说︰「我们不应有淫邪的眼睛,它们必须很清纯,像阳光一样,当阳光照射在树上,它不会吸收污垢,只会滋润和养育树木,不单如此,它还给予树木力量。
同样,霎哈嘉瑜伽士的眼里必须有闪光,他们有能力在全世界创造一个非常清纯的环境。在每一处,清纯的环境是我们今天需要的,因此平和,喜乐和上天的力量可以遍布全世界。只赞颂锡吕‧格涅沙未必足够,锡吕‧格涅沙必须在我们内里被唤醒,祂必须进化到摩诃格涅沙的状态。
只有到达摩诃格涅沙的状态,我们的国家才可以得益,藉由我们的国家,其他国家也可以从这状态得益。我们将带领别人,但若我们不肩负这责任,我就说不准这个世界会发生甚么。
我对你们有一个请求,请把你眼中的所有淫邪移走,为此,霎哈嘉瑜伽有Nirvichara(无思虑的入静状态)的口诀。不要容许思绪控制你,若思绪涌现,说︰「yen neti neti vachane」(它不存在),或说「kshama keli,kshama keli」(我原谅,我原谅。)那么思绪便会被摧毁,当到达无思无虑的状态,扭曲的思绪便会停止。
每一个人都必须尝试,你的眼睛并不淫邪︰「若因为你的眼睛而令思维扭曲,我便不想要这双眼了。」圣人Tukaram说,「还是盲目比较好。」一方面,盲目比扭曲的思维好,当然最好还是有内在的眼睛去看神圣。当这两个原则走在一起,我们便可以说霎哈嘉瑜伽士已经到达导师原则。
 祝福你们,在格纳帕提普蕾,摩诃格涅沙的地方,藉由祂特别的恩赐,你们全都可以很快的到达你的导师原则。
他们首先念诵锡吕‧毗湿奴的二十四个名号,那么中脉便会打开,跟着你念诵Shri Sukta,是唤醒你内在的力量,跟着你念诵母亲哥维(Mother Gauri)的一百零八个名号。在崇拜后,在崇拜结束后,我们要做一个Hindi aside。
我们有十一个毁灭力量,我们向这十一个毁灭力量做火祭,因为摩诃格涅沙是统治者,是十一个毁灭力量的统治者,所以我们必须以极大的献身和虔诚去做。我提议先完成这个崇拜,你可以吃一点食物,跟着我们再坐下做火祭。
愿神祝福你们。 […]

女神崇拜 Brahmapuri (India)

女神崇拜

印度—巴摩普雷 1985年12月27日

(叫她來。娜塔莉,來這裡。牽著譚雅的手來。雷,還好嗎?為每個人點上紅粉(即額上的吉祥痣)。把那個,像這樣,點在這裡。所有的女士,把它點上。)

昨天有個男孩站起來問我︰「我們是如此的一片瑜伽之地,如此神聖的國家,為什麼所有科學上的發現都在西方?」

「非常好的問題。」我說。我回答:「這是樹的知識,我告訴過你,這是樹的知識;他們(西方)成就的是樹的末梢,現在他們想知道根的知識,所以才來這裡。」

要瞭解根的知識,我們先要抱謙虛的態度。我們還未認識這門知識,也從不知道神的國度有什麼。正如克裡希納所說,這棵樹是向下生長的,根在腦袋裡—很清楚。所以這是朝向根的升進,是以不同的方式。靈量必須向上升到達根,要到達根,我們要做的就是要瞭解它。

現在所有這些事情,像我昨天說過的,你要在額頭點上紅點(bindi)。現在這也是—感謝天,儘管有人把聖經竄改,聖經裡仍有寫下「你身上的標記代表你」。現在讓我們看看,即使在印度,有多少人勇於點上這標記。那就是為何你們那麼快受感染,其中一個你們受感染的原因。

首先,眼睛閃爍不定。你們不習慣有穩定的眼睛,你看,印度人就有很穩定的眼睛。他們從小受教導:「你的注意力哪裡去了?」每時每刻都有人問他們:「你的注意力哪裡去了?」[馬拉地語︰有一些西方的霎哈嘉瑜伽士站在後面。請給他們椅子,讓他們坐下,他們不習慣坐在地上。]你的注意力哪裡去了?現在,注意力無時無刻都受到干擾,這就是你很快受到感染的原因,若你的眼睛受感染,它會從額輪進入。這是保護額輪;你實際上是點上基督的血,人們應當有這份勇氣去點上它。他們會穿戴十字架,卻不是這個。

在西方國家,人們很難有勇氣點上這個。他們藉多嘴多舌︰「母親,我們會丟掉工作。」這樣、那樣。有各種各樣的藉口。若你有勇氣,你就會開始點上它一段時間。或許你先在晚上開始,然後在白天。慢慢你就會接受它。我想那是你們唯一要帶上的東西—那是非常重要的。

點上它會是個好主意,你因此不會受感染。因為你外出,你的注意力在外,你看到外面有什麼事在發生,那種氛圍並不好;更何況,如果你額上點上紅點,它不單保護你,也保護其他人。他們就會有新的想法。

畢竟,你打扮得與他們一樣,你就像他們—你必須如此。不過你得保護自己,為了保護自己,你必須要點上像那樣的東西。當我第一次來英國的時候,我發現他們常常嘲笑我,盯著我的紅點。我是說他們塗上口紅就沒問題。即使是小丑、嬉皮士、奇裝異服,全都沒問題;但若你點上符合科學且正當的東西就有問題,即使那是最科學化的。

要瞭解根的科學,你必須瞭解它代表什麼,為什麼這個文化是這樣的:因為它較朝向根,而不是移向樹。那麼這棵樹,終點在哪裡?超越根輪。所以現在他們都調回頭了。要從葉走往根是很困難的,但從根走往葉卻比較容易。所以為了升進,我們必須謙卑,以便瞭解根的知識。現在他們全部人的額上都點上紅點,這是為了保護額輪。首先是沒有入口,這就是為何印度人一旦得到自覺,就會升進,不會再受到感染;我是說這樣的事情在這裡不會發生。這是其中一件我們必須做的事。

其二是崇拜。按照每個人的深度,崇拜對每個人都會起作用;因此你必須有shraddha(堅信),信念。如果你的腦袋仍在思考,你不會在崇拜裡有多少得著。對印度人來說,參加崇拜是件大事。

無論我講什麼,他們都不會計較;如果他們錯過了某場節目,不要緊,任何音樂會也不要緊,任何不舒適也沒事—只要他們能夠參加崇拜。今天人們老遠從二、三百里來崇拜,因為他們知道這是根的知識。為此你必須做崇拜。

如果你要升進,就得做崇拜。可是你還是在同樣的層次;如果你仍是想著樹的模式,便會往下掉。要往內移,你必須有這些工具。其一是崇拜。

現在,我們是否已經為崇拜準備就緒?我們心裡是否在想,不論崇拜何時開始,隨時都能開始?首先,我們把手錶綁得緊緊的。感謝天,昨晚我遺失了手錶!手錶把我們綁得這麼緊,如果說崇拜在十一點開始,就必定得在十一點開始。不是這樣的—什麼時候開始是隨緣的。

這是我們的存在體自然的成長,我們的成長是自然的。當我來到這裡,你會感到驚訝,我的右邊身體麻痹了,完全麻痹了。右腳麻痹了,我的腿就是不能動,整只腳掌好像成了化石,我也不知道是什麼一回事。原因是,大家都想得太多了。

我們的注意力應當專注在我們是怎樣的人,我們為自己做了些什麼,這些才重要;我們有什麼成就。可是相反,我們的注意力卻受很多事物干擾。其一可能是婚姻,比如說要辦婚事,有什麼會發生,諸如此類。在崇拜的時候這些事情都是毫無意義的。沒有什麼比發展自己更重要,就是這樣:在這個時候,你必須發展你的根。要發展你的根,是另一門完全不同的科學。

另一件事是你能以逼迫、強迫的方式來達成樹的運動。可是當腦袋有逼迫人的想法,你便更加走向根輪,走向地心吸力,走向死物;物質主義就開始冒起。

因為它是倒置的,人類就以倒過來的方式來成長。你知道腦袋在這兒,不是在雙腳。它是從腦袋開始,生長是從腦袋開始;作為一個醫生,你知道整體是在這兒,神經是往下走的,它們不是從雙腳開始。所以一旦你把注意力放在你外在的成長,便會自自然然的走向物質主義。跟著你發現物質對你一點作用也沒有,你把自己石化了,所以你才回來。

現在你必須完全改變你對這新的學習抱的態度,你的態度先要謙卑。其二,透過學習不同的tantra,即機制,神聖的機制,我們能怎樣提升自己—怎樣能把它成就。

精通其他領域的人很可能對這個領域一籌莫展,完全無用武之地;被鬼附、欺壓人、一事無成、壞脾氣、脾氣差,還喪失了愛心、情感、慈悲。比如說當聽到在英國有人殺掉自己的孩子,他們(印度人)感到震驚,沒法相信。

他們不能相信有人會殺掉孩子。他們以為英國人是完美的,怎會殺死自己的孩子?對印度人而言,他們(英國人)是非常完美的。印度人沒法想像他們過的是怎樣的生活。所以當我告訴他們:「你們錯得很離譜,他們是很不開心的人。不要以為發明了收音機和其他東西,他們就會快樂。他們全是瘋子。」

他們坐在電視機前面,生活不能沒有電視,他們變成電視機。電視機在剝削他們,把錯誤的想法灌入他們的腦袋,他們被洗腦了,令他們有很多思想制約。他們不能相信,不能相信西方人能這樣殘忍,因為生長是朝向物質主義,所以他們變得粗糙、反應遲鈍、不道德、也喪失了一切憐憫和愛。

那麼首先,正如我昨天提及,你應說:「我不是法國人。」— 你應說:「我不是西方人。」讓我們看看,這樣可能會成就到,成就得更好:「我不是西方人。」或許當你進大學—-就如你從牛津大學轉學到劍橋大學,你必須帶上劍橋大學的校徽。

你現在同樣已經改變了國籍,我想你該說:「我再也不是西方人。」或許你的護照可能仍是那樣,不要緊。在印度,你知道作為霎哈嘉瑜伽士是享有特權的。政府就因為你是霎哈嘉瑜伽士而接納你。如果你想永遠留在這裡,他們不會反對。

所以,我們認為能在樹的層面成就事情的想法必須改變。在這裡一切都融合一致、聚合在一起。整棵樹聚合在一顆種子裡。所以如果你要成為根,便要謙卑下來,下降至一個能聚合的位置。聯群結黨是錯的。如果你歸類自己為英國人、這個、那個、或印度人,又或其他什麼,都是錯的。

在霎哈嘉瑜伽,我們不相信所有這些。這個霎哈嘉瑜伽士和那個霎哈嘉瑜伽士毫無差別,因為那是普世正法。當我們說這是普世正法,我們卻還沒有跳出來,仍未到達我們應該到達的同樣的pendal層次。我們仍是分裂的,仍是有差別的,我們仍要與各個不同的國家融合一起。我們必須全都融合在一起,互相瞭解,只有這樣才能解決西方的問題。

這右脈運動的結果使我覺得人們真是變成白癡了。我把他們歸類為白癡或笨蛋,諸如此類。我是說我不知道之後他們會歸入什麼類別,一個以往未有的類別。我是說,他們可能組成一種新的笨蛋類別。

這就是我的感受,除非你現在學懂這個新的yantra,新的方法:就是你不會理會身體的舒適,不會理會所謂的情緒嬌寵,你不會理會這些;你會往哪兒去—走向純真。物質的本質是純真,是精髓。所以品質,我應該說,你成為萬物的精髓。你成為精髓。為此你要往內移。當你瞭解、尊重、並且因能做這些事情而感到榮幸時,才有可能往內移。

不過你應該瞭解我為何要告訴你。我從你身上不會有什麼得益,不要以為我想把你變成印度人,試想一下,你穿上三件式的套裝,結上領帶,有什麼會發生?我是說,你的身體會沸騰起來。你的衣著應該隨著氣候而轉變,你享受這種服裝,因為穿上它你感到舒適。你享受在河裡沐浴,因為沐浴令你舒服。在這個國家裡,這樣對你是最合適不過。

所以在我們進入這新生的同時,也必須瞭解外表並不重要,內涵才是最重要。因此,無論外在需要做些什麼,我們也要去做。我們要學習它,瞭解它,這是什麼,那是什麼。因為你是科學家,你是西方人,我可以說你比印度人有優勢,在科學方面有優勢,對吧。但這門科學他們(印度人)卻比你優勝,不要緊,沒問題的。他們選這裡來,你們選那裡來;我認為你們都很勇敢,此其一;其二,也許你們想做些好事,不過為此你必須學習。

就像我們說這裡的科學家都很勇敢,他們(印度人)嘗試學習科學,想到國外學習,然後把學懂的科學知識帶給我們。你們(西方人)同樣是來自這些國家的使者、神性的,神性的使者。你必須具備神性,因為它在這個國家已經有所成就。正如你也很清楚地看見了它就是這樣,接受它吧;對它沒有什麼壞感覺。因為你執著於你的國籍,執著于所有你在意的事,沒有必要有任何壞的感覺。在印度,人們會因為能到國外學習科學而感到很自豪。即使他們是素食者,他們也不介意做生物解剖、或類似的事,就因為它是科學、是知識。所以為了學習,你必須做這些事。一旦你意識到你是為了知識而把它成就到,便會對你大有幫助。

這個,今天這個崇拜,有特別的意義,因為昨天是 Datta Jayanti,即達陀陀裡耶(Dattatreya)的壽辰。你們大部分人都知道達陀陀裡耶的故事,就是梵天婆羅摩、毗濕奴、濕婆神(Mahesha)想通過太初之母的測試,叫做【Anasuya】。祂們來到她的地方,要求她施捨(alms)。在印度,施捨他人被視為極大的榮幸,我是說,照顧客人是很大的榮幸,慷慨是很大的榮幸,分派物品給他人是很大的榮幸。那是很大的榮幸。

就像昨天,你看,我把這個崇拜的紗麗留在某個地方。所以我為這裡一些女士買了紗麗,她因此說:「我希望這紗麗能在崇拜裡送出。」

可是我說:「我會把它還給你。」

她說:「這也算是個很大的榮幸。」他們不在意紗麗被遺留了,他們說這是極大的榮幸—看看她的態度。

所以要改變態度,到目前為止我們一直往下跌,現在要抱的態度應是往上升。為此,我們要瞭解該用什麼方法往上爬。就像你要爬山,便要懂得爬山技能。你不能就這麼說:「現在我要去喜馬拉雅山。」沒人會讓你去。所以你要具備資格,為了符合資格,你必須要謙卑,不然是成就不了。

我要非常清楚的說明:你要把你的國籍從世俗的國籍轉為上天的國籍。無論需要做什麼,我們也要做,也要接受,亦要處理。因此,你不需像這樣改變什麼,你只要把自己轉化成新的人格;新的人格,那麼你便能安全。

現在只要看看,把那個點上,額輪降下了多少—只看看。我雙腳都麻痹了,當我進來時,雙腳完全麻痹,我走不動。我不知道我能怎樣洗澡。我要按摩雙腳,雙腳才能鬆弛下來。所以看看,只是點上它,它是多麼有力量。看,生命能量開始流動。

可是西方人不知何故非常害怕會失去自己的國籍。我是說,因為…我感到是因為他們傾盡全力去摧毀整個世界,摧毀自己,把他們的國籍強加在他人身上。如果你到美國—就像昨天我說過的:「感謝天,哥倫布沒有來印度,他去了…。」我說:「感謝天,哈努曼把他推到另一邊。不然我們全部人都會完蛋,這個…。」

你看,可憐的傢伙,他沒想過要這麼做,可是他的隨從卻把一切了結。你找不到一個土著,連一個阿根廷的老印第安人也沒有。我到阿根廷,他們說:「你能在博物館裡找到他們。」試想像。不單阿根廷,其他地方也一樣,就像我到智利:一個也沒有。我只能在玻利維亞找到他們,就只有這麼多了。可是那邊也是混種的,因為我想人們是逃到山上去,找方法過活。

他們無論怎樣都會被人家描繪成殘暴之徒。可憐的傢伙,白人確實殺掉他們全部人,毋庸置疑。殺害他們是很可怕的,進入他們的土地,佔領他們的土地,只因為你們(西方人)擁有機械,擁有一切,你們能把他們全殺掉,這一切已成定局。

如今我們在進入需要去愛的新時代。我們不該欺壓淩辱人,而是要包容接受人。這是個全新的時代,拿破崙的強橫霸道的年代已經過去。我們開創了新天地,必須讓更多人來,將整體融合為一。挑釁侵略的行為令你開始分析,沒有什麼需要分析。

(你現在感到好點嗎?額上紅點畫大一點。你的額頭寬大,就畫大一點吧。為何畫得那麼小?…在她的額頭。)
這些事情不用追潮流,就宗教的禮儀而言,你不應該講究時尚。時尚是人為的,不是上天的。看看這些樹木,它們如何令自己時尚?它們都朝向太陽,每片樹葉都暴露于陽光下,因為它們要吸收陽光來製造葉綠素,它們必須取得太陽的能量,所以每片葉都向著太陽。它們有否追逐時尚潮流,有嗎?

另一點,來自西方的個人主義是荒謬的。誇耀自己為「與眾不同」只會令你變得愚笨。真正的個人主義是你能與每一個人融合,化異為同。能配合每一個人是最好的,這卻是很難做到,因為自我太大。有些人的自我總是傷害人,而有些人則是自我受到傷害—兩者都一樣。我們要去掉往下墜的態度,才能克服這些問題。就升進而言,我們需要仰望神,以絕對的堅信仰望神—Shraddha(堅信)。故此我不用碰你,你也不用來見我。它無所不在,無論你在哪裡都能得到祝福。你不必煞費苦心,只需要堅信。為此你必須糾正內在某些系統,尤其是額輪,要好好的修補它。這個輪穴已運作不靈,必須修補它。

昨天,帕坦伽先生對那些所謂受過教育的人感到很憤怒。問題出在他們是受英語教育,而英語的性質就是如此,令他們自以為是。他說:「他們不會觸摸你的蓮足。」他們若學習英語,便不會觸摸我的蓮足,因為在英語裡,觸摸別人的腳被認為是件可怕嘔心的事。我想這就是為何帕坦伽先生感到十分難過。 

這些建築技術都是來自英國,一切都是來自德國或法國。印度的電話是法國製造的,怪不得這麼差勁。全是從法國購入,他們還訂了很多。如果我遇見首相拉吉夫,我會告訴他別向法國人購買電話。他們已向法國訂了大批貨。直升機則是向英國購買,幸好現在沒有再買了。天知道從英國送來印度的直升機會如何。就像這樣,西方國家的發展進步都依賴「第三世界」國家,因為他們不知道他們的機器製造出來的貨物,該賣到哪裡去。他們做事的方式,我是說試想想我們的電話,全是法國人製造的,不是印度人,為何要為此責備印度人?是法國製造的,真差勁。他們一直以來都如此,一直都沒變。如今我們仍向他們訂購,因為我們以為只有法國人才能修好法國的電話。我不知他們能否公平的對待我們。

就如機器需要修理,我們內在的系統也一樣要糾正,因為它在走下坡,讓我們把它提升起來,在臣服與理解中升向神,因為你們在這方面是特別被挑選出來。就像蓮花一樣,你要脫離污泥,不要在污泥中越陷越深,儘量把自己擠出來,那麼神性的芬芳才會彌漫四周,令整個西方社會變成美麗的園地。過去所發生的是無法挽回,但我卻知道,沒有寬恕,一切都無法改善。已經發生的已經發生了,犯錯是人之常情,不要緊。無論他們犯了怎樣的過錯,原諒他們吧。寬恕是唯一能提升他們的途徑。他們獲得寬恕後,也必須明白要升進,因為他們所創造的世界確實摧毀了他們。如果他們能升進,整個社會都會變得芳香,就如我所說,像蓮花般出污泥而不染。

這裡的人(印度人)對西方抱有十分錯誤的想法,以為你們(西方人)是世上最快樂的人。我們(西方人)最好告訴他們:「不,我們並不快樂。」你們擁有的是更珍貴。他們也想跟隨你的步伐,這樣太極端了。或許有朝一日,你們要回來教導他們霎哈嘉瑜伽,因為他們在背道而馳。現在他們都想學習英語,掌握英語,想變成了爵士,他們甚至學穿燕尾服,而你要告訴他們最好還是穿印度服飾!

我們要既有智慧又合乎情理,必須放棄愚昧的性格。我見到有些人如泡沫一樣冒起,你要明白,這是缺乏平衡。當你平衡,你的成熟穩重便會流露出來。你應該感到快樂。但如果你一直笑嘻嘻,裝模做樣,忽然說些滑稽愚蠢的話,這都顯示你還未夠成熟,你必須成長,在霎哈嘉瑜伽你要成長成熟,若你未能做到,那麼霎哈嘉瑜伽對你並無任何益處。這點你要十分留意。

我希望我能把想說的全都告訴你。

馬拉地語:我現在該對你說什麼?我剛才稱讚你們(印度人),在他們(西方人)面前稱讚你們。我告訴他們不要表現得像蠢人。我必須告訴你們不該盲目的模仿他們。我們已經擁有非常偉大的文化遺產,必須用心妥善的保存。看看這些(西方)人,若我們模仿他們,這會是很愚蠢的行為。他們活得不平衡,偏向極端。我在哪裡住了十二年,我花了十二年在哪裡,我只想告訴你們別盲目地模仿他們。雖然古老的都是有價值,但古板陳舊的習俗(馬拉地語即junnat)卻並不好。古板陳舊的思想概念最近又再出現。例如,我們從穆斯林學會欺壓婦女,從英國人學會給予嫁妝。如今我們開始了人生的新規則,按照新規則,我們是不用給出嫁的女兒嫁妝。我們的女兒已經獲得一半的財產,女兒應得一半財產的新規則是正確的。但這裡的女兒既不接收也不付出。因此我們不應該向他們學習這些習俗。我們的言行要保持謙虛簡樸,過著先輩所教導的平衡生活,丟棄古板陳舊的習俗。仍有許多古板陳舊的風俗習慣纏繞著我們。

例如,我們不應接受婆羅門教士在廟宇裡專橫的作風。他們愚弄我們。其二,以神的名義來斷食的習俗應該丟棄。我已經多次說過別斷食,要吃身體需要的食物,但有人卻告訴我:「我們無法停止斷食。」我們學到最腐舊最骯髒的習慣是抽煙。因為沒有足夠的意志力,我們無法戒掉煙草。把煙草與Mishri
(煙草與檸檬一起咀嚼)—是誰把它們帶入我國?”tobacco”(馬拉地語是tambakou)這個字從那裡來?梵文沒有tambakou這個字,它是從外地引進的。我們早年沒有種植煙草,是英國人把它帶來。故此我們稱煙草為tambakou,因為此字源自英文 tobacco。馬拉地語那有tambakou? 它是從外地引進的。最初穆斯林在我國少量的種植煙草,但英國人卻把香煙與類似的東西大規模地帶來,他們在自己的國家也廣泛的使用。他們也把煙草與大麻出口到中國。我從未聽過馬拉地語有ganja(大麻)與charras (一種毒品)這些字。若你想吸食大麻與charras,你會變得像英國人一樣。無論給你甚麼,你自己來決定吧!

你會感到很驚奇,印度以往從未有煙草。梵文也沒有煙草這個詞彙。引進煙草部分原因是,我要說部分原因是穆斯林把它帶來,抽煙卻是英國人教我們的。我們從前不懂抽煙,不懂抽煙這玩意。穆斯林的確有抽少量的煙,但卻是近代才開始。事實是香煙和抽煙是在英國人來後才大規模的開展,他們令煙草「便於使用」。他們以往抽水煙筒,不過那是很難弄的,所以只能少量的吸食。早年伊斯蘭教的文化裡已經有這種習慣,但真正的香煙惡習,這個自我表現的惡習,毋庸置疑的是來自英國人。葡萄牙人和法國人也教我們這些東西。我是想告訴你們,古板陳舊的習俗必須丟棄。雖然古老的是有價值,但古板陳舊(junnat)的習俗卻必須丟棄。

馬拉地語:我們(印度人)有穿寬長飾邊的紗麗的習俗,這是個好習俗。寬長的飾邊象徵分際(maryadas,即界限)。穿著寛長飾邊的紗麗表示我們保持在分際內。少女可以穿任何她們喜歡的衣飾,但年輕的婦女,特別是已婚的婦女,應該穿寬長飾邊的紗麗。如果你們丟棄這個習俗,紗麗的藝術會失傳,織布者也會失去紡織的手藝。若我們不以舊風格來建築設計房子,我們會失去古代美麗的建築藝術。這些人(西方)喜歡我們的古代建築風格,不是現代建築。原因是舊的風格很優美。如果我們胡亂草率的建築設計房子,這種優雅的建築藝術會失傳。即使是舊的茅舍建設也比較好。一旦古代建築藝術失傳,便無法挽回。因此,我們必須保留古代藝術的手藝,因為它很優美。

比如,我們有…有一種稱為bugdya的紗麗。現代的婦女連這種紗麗的名字也不知道,因此我們應該穿著自己紡織的紗麗,它們是很好的。我想寬長飾邊的紗麗會比較適合已婚婦女。若紗麗的飾邊不寬長,便不適合她們。已婚婦女應該常穿寬長飾邊的紗麗。這不單不是陳舊的習俗,還是很優美的習俗,因為它看起來既美麗又適合女性,溫文優雅,讓婦女穿起來顯得又高貴又有教養。這是我們的文化,我們不該丟棄我們的文化而變得像他們(西方人)。

我們不應該想學習他們(西方人)的文化,因為我們的文化是很崇高偉大。如果我們明白他們的文化如何迷失方向,便能為我們鋪平道路,讓我們穩步前進。我們可以學習他們科學上的成就,但如果這樣做會令我們丟棄自己的文化,我們會變得像他們一樣。他們殺害自己的子女。夫妻婚後不足兩年就鬧分手。孩子都留在孤兒院裡等死。我們要保存維護我們的社會的美善與仁慈,但我們卻去學習吸收他們的短處。我們先從穆斯林學習,現在我們又向這些人(西方)學習。如果我們吸收他們的污穢,我們的住所怎能保持清潔乾淨?我們原本是既清潔又有禮貌,如今我們卻向他們吸取了許多錯誤的東西。因此,我們必須丟棄這些東西並潔淨自己。                    

我已經告訴他們(西方人)崇拜的重要,你們(印度人)都懂這些事,所以我沒有向你們解釋。在崇拜時,我們必須有堅信(shraddha),不應在崇拜時有爭執。誰帶領崇拜都不要緊,因為每個人都會平等受益,全依你的堅信而為。你的水罐會按照你的堅信程度而注滿。

女士們可以來這裡坐,那裡你會感到很熱。移向前面,尤其是很躁熱的人不應坐在那裡。最好坐在…[請讓那些女士在這裡坐。她們受不了烈陽,讓她們坐在這裡,她們是我們的客人。]
移過來這裡吧。

如果你在那裡放置(遮蔽的)東西,你或許能應付得來。我們至少要明白一點:所有事都是他們做的,我們也應該幫點忙。一切都是他們安排的,而我們像諸神一樣只過來坐下,這不是好事,對嗎?你剛才可以—這麼長時間在這裡,你為何不放置些東西來遮蔽自己?並不難呀!

關於這些。你也來這裡, 你可以來這裡, 來吧。[馬拉地語︰請讓位給他們坐。] 來吧。你們站起來,你們三個站起來,到這裡來。那些女士們—我想你們沒事吧。你們還好吧?好,你們後面。你們後面的人可以坐過來這裡,移到這裡來。[馬拉地語︰不是在烈陽下,她們已經在陽光下。我們不如在這裡放一些遮擋陽光的東西…] 那裡如何? [馬拉地語︰讓位給他們坐。那裡有蔭涼的地方。坐到前面來,這裡有蔭涼的地方。請就坐。]你過來這裡,來這裡,這裡有位,過來這裡。女士們不要到那裡,過來這裡。[馬拉地語︰讓位給她們坐。] 男士們可以來這裡。不,不,你最好來這裡。你不如移過來一點?

我們也要想想自己能安排些什麼,能幫什麼忙。像昨天他們是如何處理,如何安排一切—當我走時,他們並不知道我要去哪裡。當我回來,他們是如何東奔西跑為我安排。我的意思是,我也是你們的母親,對嗎?那麼我們應該考慮到這些事情—我們能做些什麼,我們能怎樣幫助他們;每人都應該這樣想。[馬拉地語︰這樣行了,就這樣行了。既然他們沒有作任何的安排,還能做什麼?就讓他們坐著算了。]

你可以移向這裡一點, […]

Mahashivaratri普祭前講話 Pandharpur (India)

Mahashivaratri普祭前講話

印度馬哈拉施特拉 1984年2月29日

So now, we all have arrived, it’s all right.

Now, this place has been chosen because they said that there are lot of horrible people the other way round. Still, we are having their problems (laughing).

All right. You see, you must know these are modern times, and modern times have lots of complications.

(Translation from Marathi: “Has everyone arrived? I will first speak in English, then in Marathi. As these people can’t understand anything otherwise, […]

內在靈的力量的達致 Mula Dam, Rahuri (India)

內在靈的力量的達致
印度Rahuri 1984年2月26日
我希望你們到目前為止和往後的旅程都很舒適。舒適的源頭是你的靈。當你的靈感到越舒適,外在的問題便不再重要了。你不會介意住在那裏、睡在那裏、吃什麽、做什麽。當這些粗糙的感官消失,你內在的精微感覺便會生長。這就是為什麽你們要來到這裏,你們在這裏克服時間、克服各種制約等等。我是指那些你死我活的競爭,這些競爭必須完全停止,決斷地停止,「外在(without)。」所以在這裏我們可以以「外在」的態度來作事。當你開始靜坐,這個「內在(within)」也可以做到,你們可以達至和平,那是所有人類必須擁有的,若我們想從毀滅中把地球拯救出來,必須要有和平。
你必定已經意識到,霎哈嘉瑜伽現在發展得很快,以很恰當的速度前進。我們必須保持裝備完備,令自己可以在即將橫掃全世界的偉大進化和改革過程中,成為其中一份子。
為此,我們要承擔起我們的工作,不要過平凡的生活,平凡的思維,這是非常重要的。我們都是極有潛質的人。還有,神的神性力量都在祝福我們。嘗試運用這個在你內裏的力量,與這個力量合一。漸漸地,你必須看到你重重的打擊你的身體、你的頭腦、你的自我,把它們雕琢得很漂亮,令你成長成你本來被創造的模樣。
至於其他事情,像我來到你的國家,我視我為你做最好的事情,就是當你來到「這個」國家時,令你感到你是屬於這個國家,你像從其化國家連根拔起。當你來到這裏,你是那麽昌盛。在這個國家,我是那麽努力,幸勤地工作,做各樣的事情,我的時間全花在與你們一起,不分白天晝夜,全時間的做每樣事情。在這裏,當我看到發生在你身上的事情時,我感到不可能成就太多事情。在這裏,你對這神聖的地方感到絶對放鬆。我想這種把你從別的國家連根拔起的想法必須放棄。我想就像你已經移居到這些國家,回到自己的本性一樣,但卻並未被移民法例所發現。
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必須改變策略,開始在這裏建立我們的靜室,我們的工作計劃,所以你們必須來到這裏,成就更多事情。你可以在這裏賺取你的生活。但你必須來到這裏,連續花兩至三個月,建立自己,令自己成長。因為我沒有想過在這裏可以成就得這樣好,因為我們已經嘗試了各種方法,所以這是我們這旅程最後的成果。
盡管我們在這裏的旅程和生活,充滿著各式各樣的危險,你們做得非常好。我必須說,當我看到你們時,我感到你們都很好,改善了很多。就像手錶,為了令你們對它有免疫力,你把他們放在荒謬的條件,他們變得沒有問題。就像這樣,現在你有了免疫力。他們被放在槽裏,徹底地被搖晃。正如你們昨天那樣,在巴士上被搖晃。跟著,他們被製造成讓水可以很快在他們身上流過。所有這些在這裏也被嘗試。我想你的免疫系統,對外在事物的反應,成長得很快。你們變成真正堅固永恆的個體,就如在這裏創造你們一樣,我非常高興看到你們的進展,這是我們來到這裏,已經達致的主要成果。
首先,注意力必須遠離金錢。錢是其中一個最大的問題。實際上,沒有人會相信,富裕的國家的人比印度人更金錢取向,雖然他們已經那樣發達。你看,那些發達國家的人比印度人更金錢取向,那是非常令人驚訝!當你看到他們是怎樣數算一分一毫,你是不能相信,他們真的是已經成長的人嗎。有時,他們比乞丐更壞。所以你必須遠離金錢。金錢是人們數算的可怕的東西,我的意思是數算神的名比數算錢好_______可怕的錢幣。
還有,我們對其他事物如對舒適有表面的執著。我並不認為這裏過的是舒適的生活,因為在這裏,你隨時要在晚上任何時間遷移。你不會遇見任何會奪取你的錢包或你的手鐲的人。你可以以你喜歡的行徑移動,沒有人會騷擾你。你不會遇見兩或三個酒鬼互相毆打,不會有這類事情發生。所以這裏的生活是很純樸。這是很大的成就。
若你想過那種你想過的舒適,你可以遲一點自己創造。我個人認為,太現代化並不適合這個地方。所以,令自己身體變成舒適的奴隸和奴役人這些無用的觀念,必須不要灌輸給他們。
在任何情況下,個人的衛生在這裏是很好的,但大眾的衛生必須向那些人講授。這種施予和接受的過程,我肯定必會運作得很好。還有事情在你內裏正在運作。我有很大的願望,希望你來到這個國家,居住一段時間之後,再回到自己的國家,你真的成長得更快。這比只有我探訪你的國家還好,有時我感到探訪你的國家,只是被負面能量轟炸。
另一點我要告訴你,你必須明白,你來到這裏,必須有些得益。沒有人會在你身上得到任何好處,所以你必須在這裏獲得某些益處。你是學生,所以你必須學到一些東西,嘗試發展紀律的意識。就像一個門徒,吸收四周所有一切_______這是什麽?這是怎樣?這是房子,那很美好。就像這樣。但若你繼續看些並不重要的事物,隨意說些與你無關的說話,所有這些必須放棄。因為你有太多時間,所以人們坐下,與你交談,說些無聊、難聴、無用的說話,不需要這樣。相反,還是保持沉默比較好,吸收更多自己的內裏。因為在這裏,人們沒有時間,他們不能交談,他們需要工作。但當你有時間,你便開始說些無聊的說話,這是非常錯誤的事情。
另一種談話是與自己,也說得太多。像你開始分析、批評,找別人錯處,不停的想︰「啊!這樣會比較好。我傷害這裏太多……這種事情已經發生…。」所有這樣的事情進入你的腦海,這種與自己說的話也必須停止。耶穌基督稱他們為喃喃終日的靈,祂還說︰「小心喃喃終日的靈。」但喃喃終日的靈存在於我們內裏,所以小心它們,不要聽信所有荒謬的言論,要保持警覺,這樣便能幫助你。整體上,我必須說這個旅程和之前的旅程,我都感到極大的喜樂,非常高興這些旅程可以為我帶來那麽多不可能發生但卻發生了的事情,亦把你的潛能帶到我面前,我為此感到很高興。無論如何,在這一年,在我們之間,已經形成了一種新的氣氛,那就是謙卑、寧靜、和平,吸收神性,對我來說,那是非常非常偉大,喜樂的東西。
我非常多謝所有這些,我希望你們可以保持這樣的進度。
願神祝福你們。
Translation from Marathi:
Now I thank the Sahaj yogis of India on behalf of everyone that they did all the work peacefully, not infighting with each other, not landing anyone in the soup, not causing anyone embarrassment, not showing any anger, and doing everything sensibly and setting a good example in front of them (foreigners). They think that you are very great men, […]

摩訶濕婆神崇拜 New Delhi (India)

摩訶濕婆神崇拜
印度新德里 1983年2月11日
我很高興你們全都能適應這狹小的空間,當有愛和體諒,小小的空間能容得下很多心,不過,沒有寛宏的心,不管你拿到什麽,都是不足夠的。今天,我們要敬拜我們內在的ShivaTattva,即濕婆神原理。對所有霎哈嘉瑜伽士,這是很重要的,因為濕婆神是我們最終要到達的目標。濕婆神是我們靈的代表,所以成為濕婆神是一切的最終目標。
其餘的都已被創造,就如毗濕奴原理(Vishnutattva)和梵天婆羅摩(Brahmadeva),只為創造人類,令人類進化,最終帶領他們到達濕婆神,這是最終。但人類卻過分牽扯入梵天婆羅摩原理,因此即使要進入毗濕奴原理也有困難。他們牽涉入創造我們的五大元素,即我們內在最外圍的存在體。所有輪穴都有最外圍,我們可以說這只是運送工具。在霎哈嘉瑜伽,最根本,最重要的欲望是要成為靈,作為霎哈嘉瑜伽士,我們要內觀自己,我們是否有這份欲望?又或我們仍在很多其他欲望間徘徊。
最大問題出在臍輪,不管是東方或西方,有些人仍渴望追尋基本的食物,這是很令人詫異,即使在霎哈嘉瑜伽,臍輪。接著,仍有一些人對財產和金錢很有意識,他們越成長就越精微,但不執著不依戀仍未能在他們內在發展。它變得精微,當你長得越精微,執著就變得越精微,很難走出來,特別是那些在霎哈嘉瑜伽成為領袖或很接近霎哈嘉瑜伽的人,他們常常受到襲擊,襲擊或許來自他們的丈夫、妻子、兄弟、姊妹、兒子、孩子—類似的人。
情況變得更壞,因為這類受襲擊的領袖,他們想用微細鎖碎的事物令神祇不高興。我們要理解,有這些言行是因為你已經變得更精微,昇進得更高,那麽很自然,負面力量就來襲擊你,前線常常受到襲擊,不是在後面的人。在前線的人常常受襲擊,因此,他們對自己的言行要非常小心。若有狡猾的人,他會變得狡猾,精微地狡猾,他的行為不謹變得相反,他的狡猾會變得更精微;若他是吝嗇的傢伙,會變得精微地吝嗇;若他是自我中心的傢伙,會變得精微地自我中心。
要擺脫你內在這些事物,你要走向另一面。例如,若你是吝嗇的,就要非常慷慨,放棄你擁有的一切,不要計算,不要談錢,不要擔憂錢;若你是很浪費的花錢,過份沈迷,就要走向另一面。除非你能與這些行為並列,不然你是不能擺脫這些事物。就如若你脾氣差,就要變得溫和,若有人打你,沒問題,不管如何,你也說沒問題,你就是這樣擺脫你那些越來越精微的習慣。
還有另一方法處理,要保持警覺。當你有警覺性,開始把自己與你的習慣分隔開,你就能明白為何有這樣的行為。噢!我明白,我認識你,十年前,在我有自覺前,我知道先生你是這樣的,與這些行為並列比較,並抛掉它。就如負面的,偏左脈的人,不管你為他做什麽,他都會變得越來越精微,忽然,若是女孩,她會毫無原因下哭泣,感到悲傷;若是男孩,他會想,分析,精微地,變成霎哈嘉瑜伽的分析師。
他們要做的是站在相片前,看看反映,這是另一個已死的人,為此開開玩笑,或向它叫喊,按情況而定。若它是富挑釁性,最好是開它玩笑,因為它是愚蠢的;若是專橫的傢伙,就向他叫喊,你想怎樣,為何要這樣專橫。
所有這些事情,你要明白,都令你離開實相,你的存在體要得到潔淨。只有得到你的幫助,我才能做到。很多人說︰「母親,你是全能的。」對,我的確是全能的,能成就萬事萬物,唯一我做不了的是我不能壓制你的自由,這是事實,我不能超越你的自由,當我不能超越你的自由,你要自己跨越。若你自由的進入內在,我就會賜予你所有福佑,若你想留在外面,我不能用槍指著你,要你走進內在。
不,這不是成就事情的途徑。霎哈嘉瑜伽士面對一個障礙,就是他們必須知道,每時每刻你是自由的,很自由。就面對負面力量而言,你越自由,你的情況就越差。就如有四個人圍繞著你,他們會先受襲擊,很自然,你能明白前線是最先受襲擊,不是站在背後的人。雖然根據法規,襲擊是來自背後,因為所有可怕的負面力量應來自背後,但他們很聰明,他們知道背後的人有時會離隊,不用襲擊後面的人,他們嘗試襲擊前線。那些以為自己掌管負責的人要非常小心,小心自己的言行,小心他們該怎樣負責,怎樣把事情做好,若他們在精微層次仍保持舊習慣,或他們只是與它對抗,小心是很重要的,你就是要這樣明智的管好自己。
一旦你變得不執著,在思維層面,從這些事物中抽身而出,我就會在靈性層面照顧你。在思維層面,你要有邏輯的結論︰「我要對抗這些荒唐的事物,我要對我內在的荒唐保持警覺。」
濕婆神原理是純真,絶對的純真,它很有力量,極之純真。要達致它唯一的秘訣是取悅,只是取悅。若你取悅濕婆神,想取悅祂的可能是惡魔或是什麽,祂會賜予各種本願。對惡魔,祂只會賜予長壽;但對聖人,祂能賜予Satchitananda的狀態。即使祂賜予什麽給惡魔,我們都不應有任何質疑。祂能給你長壽—那有什麽關係,即使他活上千年,亦不能得到什麽,他永遠都不能得自覺。對聖人,祂賜予從靈而來的永恆長壽,這是濕婆神原理的福佑。
而毗濕奴原理,祂給聖人昇進,給聖人智慧之光,讓他能看到,能明白集體意識的一切;而對惡魔,祂賜予死亡,祂殺戳。對不大有深度的人,他們只是表面看到,為何濕婆神把長壽賜予惡魔。這就是這兩位神祇不同的性格。例如,若惡魔想長壽,他找濕婆神,讚美祂來取悅祂,向祂唱歌,請求祂賜予福佑,為祂行苦行,談濕婆神的純真,他因此得到長壽。有時這些惡魔在地球上比在潛意識好,他們可以很可怕,他們能聚集一些亡靈來折磨人類,所以最好還是把他們放在毗濕奴的注視下,祂更能在這裡管好他們,比把他們送進潛意識好。
濕婆神與毗濕奴的風格截然不同。你必須有各種風格,因為你也知道,人類有很多排列組合,若你只有一種風格,又怎能應對另一風格的人類?毗濕奴的風格是若你想玩把戲,祂會使計謀,糾正你。例如,霎哈嘉瑜伽士—祂不感興趣—毗濕奴—除霎哈嘉瑜伽士外,祂對任何人都不感興趣。若有霎哈嘉瑜伽士想耍花樣,例如他想喝酒,好吧,祂說︰「喝吧!」他喝酒後就生病了,他的車子故障或他被人侮辱,有些事情發生在他身上,他重重的受罰,他說︰「噢!天啊!我做了些什麽?」這是毗濕奴原理。
濕婆神則反相反。你看看,濕婆神的風格是這樣的,若你喝酒,祂只會從你的心消失,那麽你就有心臟病,死掉。祂也殺戳,正面直接的殺戳,祂肯定會殺戳,另一種方式是後退。若濕婆神消失,你怎能存在,此其
一;其二,生來已經擁有濕婆神原理的人—就如我們的Sainath—ShirdiSainath或類似的人,甚至Devis(天人)有時也會這樣做。他們喝掉全世界的酒,全世界的毒藥,就像濕婆神這樣做。
當Sainath發現很多人吸煙草,他吸光全世界的煙草,他想吸光在馬哈拉斯特拉邦所有的煙草,那麽就沒人能拿到煙草。這是濕婆神的風格,祂吃掉全部的毒藥,吸收所有毒藥。祂能應付最困難的事情。處理應對事情是透過腦袋,因為宇宙大我(Virata)在我們腦袋裡,透過我們的腦袋行動。所以祂向你使計謀,這樣做對我們很有感染力,因為我們能看到祂殺掉某人,我們因此想︰「母親,你很好,已經懲罰這個人。」
濕婆神原理帶給你通常你不會看到的問題,卻能像這樣短時間內把問題解決。就如心臟出毛病,濕婆神原理薄弱的人能患上全世界所有不治之症。沒有人在殺戳,但每分每秒,他卻在受苦,濕婆神就是這樣糾正人。一旦喚醒我們內在的濕婆神原理,我們的先後次序就會改變。我現在看到來的人,例如從西方到印度的人,他們的優先次序改變了很多,但他們仍未有應有的改變,他們當然比未有自覺的靈好上千倍,但他們仍然頗依戀物質,依戀金錢,必須要破除依戀執著。人們仍不對勁,仍未有警覺性。
給你一個很粗淺的例子,我告訴你,有個男士來,有人告訴他,要為崇拜付十一盧比,他說︰「原則上,我們不應付錢。」我是說,你只是付…即使按情理,你應支付食物和住宿的費用,不是為崇拜而付費。另一方面,他們看不到母親為我們額外付出很多,我們因此才不用付什麽,就是沒有發現。就像數天前,我說人們現在要求我為這個付錢,接著明天他們要我為他們付房租,就是這樣。
就是這種境況,從前在倫敦,當我建立集體靜室,他們要求靜室有各種器具,我支付房租,支付一切費用。最後,他們說︰我們沒有熨衣板,請送給我們。從這個例子看,現在並不太壞,我是說,當然,仍然,若他們要付五盧比的士(計程車)錢,他們會想︰「噢!我們要付的士錢,應是母親付的。」若我為你要到Haridwar(印度城市)而付七至八千盧比,那就沒問題,很好,沒有人想知道,母親是怎樣為我們付出。
這很令人驚訝,你對這種情況抱怎樣的態度很困擾我。取悅應出自真心。例如,若你想買禮物給你的朋友,你不會介意花點錢,但為崇拜而付出,你卻反對。因為要洗衣服,你要付費,我是說我見過洗衣服的帳單,我很驚訝要花那麽多錢。一說到二十一盧比,就牽涉原則,試想像,看看,若你看看這種情況,你會對自己很震驚。這顯示盡管如此,你已有自覺,看看這份慷慨,這是非常,非常—你看,很粗淺,這是很粗淺。必須擺脫對這個粗淺生命的依戀執著。
普通的村民更能理解,因為他純真,他純真,因為你不純真,這就是為何你從思維層面看一切事物,你以為,我們已經付了多少錢,付這個多少,付那個多少。但純真的村民,即使他只有四毛錢,也想出一分力,「母親,我只有這一點錢。」聖經裡有個寓言故事,就是這樣。我們要看到我們的不執著從最基本層次的金錢開始,你不需要有很多朋友,有什麽需要給錢任何朋友?為何要有這些朋友?除了濕婆神原理,你還需要什麽朋友?試想想,沒有神,你的生活會怎樣?
所以要開始不依戀執著,先後次序要改變,你要知道神是你的朋友,你的父親,你的母親,你要敬拜神,沒其他了。Tana,mana,dhana(身體,思維,財富),一切都是為神而設。當然,我不要你給我什麽,你是知道的。我們就是要有這種態度。
所以首先—我們要有這種態度。當然,在霎哈嘉瑜伽,你有極大的優勢,以這種態度行事的人在物質上得到很大的幫助,你立即能找到證據。證據就在這裡,沒有這樣做的人受苦,證據就在於此。
我必須給你一個例子,一個金匠,我要他為崇拜鑄造一點器皿,我給他很多金,給他一切,但他仍然很愚蠢的想從中取利,他患上癌症,後來死了。我什麽也沒做,但我知道他謀利,我全都知道,我知道很多事情,我沒有對他說什麽,什麽也沒說,甚至提也沒有提,他卻因生癌而死,他不再存在,因為濕婆神原理消失。這是為崇拜而打造的器皿,聖人們的錢,要打造一些器皿,他不應這樣做,證據就在於此。那些認識他的人也嚇了一驚︰「噢!天啊!至少現在我們不會再這樣做了。」那些已經把金錢交托的人,不是我拿取他們什麽或我要求你們給我什麽,我是說他們的態度不一樣。他們走出去賺錢,很富有,他們這樣做很好,全都妥當,得到那麽多福佑—得到一切。這是第一個臍輪,我們要開始把濕婆神放進去。
每一種執著都可以用濕婆神原理來責難,因為濕婆神原理像鑽石般光亮璀璨。僅僅是透過喚醒靈量,透過我們的警覺性,每一個琢面都能清潔乾淨,之後,我們能看到自己還有其他執著。這是友情,同情心,友情。我們往往同情有需要的人,同情類似遭遇人;你沒有同情心,曾經折磨很多人;另一種情況可能是你恨某人,你愛某人,諸如此類。不執著是你既不恨人亦不愛人,你把它交給神,就是這種不執著,你交給神。神啊!請你決定吧,我不會論斷。我唯一用來論斷評價他們的就是靈量,我喚醒他們的靈量,若它成就得很好,那就好,若不,也沒問題。
我們把自己分隔開,從論斷別人的責任分隔開,你只用靈量來論斷。若它成就到,好。你像晴雨表,或像能治病的機器,並不牽涉其中。那種個人生活和個人關係的牽扯,像與母親、姊妹、兄弟的關係,你涉入每種荒唐的關係。例如,若你的母親不妥當,你必須看顧她,看到她妥當,這很重要,母親必須妥當,若她不妥當,你就要告訴她︰「我不會吃你給我的食物。」就這樣。你取得生命能量,好吧,你告訴她︰「你最好得到自覺,不然我就與你毫不相干,我只會來看你,與你說話,再走開。」向她展示你這份不依戀,你要堅定,你必須治好你的母親,這很重要,因為母親是霎哈嘉瑜伽的一部分,這很重要。我見過很多人就是不懂怎樣抗拒,你要反抗,一個接一個的反抗,因為這是你能為你的母親做的最了不起的事情,你還能給她什麽?除了糾正你的母親,你給全世界什麽都是沒有意義,你要讓她能有更好的生命,更永恆的生命,屬神的生命。
接著你的妻子,你的妻子是很危險的境況。若你的妻子是負面的人,她不停的把一些偶爾能影響你的事物放進你的腦袋裡,你會很驚訝你怎樣從這些事物悄悄溜走,你怎樣說這些事物,你為何應該這樣做,為何要這樣做,你要告訴妻子︰「你要檢點,要令自己妥當,不要做什麽,這是沒有妥協。你在這間房間,我會在另一間房間,你要好起來,我不會幫你。」因為這樣是更危險,因為你也知道,若女人受感染,根輪就會染上很嚴重的疾病,所以你要對妻子嚴厲,要改造她,要告訴她︰「我不會吃你給我的食物,我什麽都不會做,我不會與你談話,我會睡在另一個房間,你最好不要碰我的衣服,若你不聽我的話,我就與你毫不相干,我是你的丈夫,不管我跟隨怎樣的dharma(丈夫的本份),你都要跟隨我,若你不想聽我的話,我就與你毫不相干。」
妻子也能以同樣的態度對待丈夫。大家的分歧逐漸浮現,某程度上令他明白這樣不能帶來愛,很久以前女人就是這樣糾正丈夫。現在,當然,若你給女士什麽,她們都會很高興,即使丈夫有情婦,只要他給妻子鑽石,她就不會在乎情婦。但印度仍不接受這種情況,我見過,西方卻沒人介意,若丈夫有十個情婦,不要緊,只要他仍給你錢,好吧,沒有人會介意,這是很有趣可笑的境況。
妻子的親人,母親的親人,丈夫的親人,很親近的親人必須要改正。孩子必須受監管,你不應容許孩子走向錯誤的事物。若他們做錯事,不來霎哈嘉瑜伽,你就有責任,你應說︰若你不接受霎哈嘉瑜伽,我不會給你錢,不會為你做什麽,我不想見到你的臉。除了神外,你還能給孩子什麽?
你能這樣做,你們全都能這樣做。但你們要知道,我卻不需要這樣做,很多人說︰「母親,你丈夫還不是霎哈嘉瑜伽士。」這還可以,我知道在什麽情況下帶他來,我知道什麽時候帶我的孩子來,因為若他們都來,每個人都會說︰「他們已經建立一個家庭企業。」
只要他們不在霎哈嘉瑜伽,這樣很好—特別在印度。最好是若他們反對我,我就讓他們在外,我的兄弟,試想想我的親兄弟,我的…我是說他們極之尊重我,這是毋庸置疑,即使是我的兄弟也說︰「感謝天,你現在留在我的房間裡,那麽我就有很好的生命能量,你覺得我的生命能量怎樣?」他就是這樣說,但他不是霎哈嘉瑜伽士。我已給他們全部人自覺,萬事俱備,除了他們不是霎哈嘉瑜伽士,不然他們會掌管金錢,你要明白,你拿到什麽錢,現在出現的是這是我們的錢,全是問題。這些親人在四周,你不知道,有人會來說︰「錫呂‧瑪塔吉這樣說。」「噢!是錫呂‧瑪塔吉的女兒這樣說。」就會變成這樣,我不想有這種壓力壓在頭上。
這是最佳途徑,我希望我們的政治家明白,永遠不要有親人在四周,這是最佳的管治之道。若你讓你的親人在四周,就永遠不能做正確的事情,即使你做了正確的事情,也會被你的親人弄糟。
所有霎哈嘉瑜伽士必須知道,你不應因為要幫助你的親人,而讓他們某程度上利用霎哈嘉瑜伽。就如你是霎哈嘉瑜伽士,你帶你的母親來,讓她坐在我面前。你要先改正她的生命能量,令她妥當,才帶她來。改正你的父親,改正你的母親不是母親的責任,是你的責任。當他們妥當,就如你帶花朵給我,帶你的親人來,他們是代表你的家庭給我最好的禮物。這樣做比我要潔淨好得多。若他是霎哈嘉瑜伽士,他上下三代人,各方面都會得到醫治,就如瑪讓我這樣做。
他們要明白,要擺脫家庭的束縛,情緒的不平衡,情緒的問題,唯一的方法就是接受霎哈嘉瑜伽。就如我所說,有些人不應來霎哈嘉瑜伽—我的丈夫,我的女兒,我的親人,我不會讓他們來。若有這類人,你也不要讓他們走近霎哈嘉瑜伽,你要有這份明辨能力。
雖然我的親人都是正派的人,極之正派,很好,自尊自重,很有品德的人,但他們不在霎哈嘉瑜伽,因此你們沒人能說某某人這樣說…。必須是母親這樣說。
必須要不執著依戀,但要花點時間,特別是印度人,他們每時每刻都擔憂自己的孩子,自己的母親,自己的父親,不停的擔憂。看看多年來,我的兒子,我的女兒,我的父親—每時每刻。現在,透過神的恩典,不知何故或不管是什麽原因,透過霎哈嘉瑜伽,很多人已經擺脫了他們的責任,他們現在已經安頓下來,因為你有自己的責任。要把這份不執著帶給來霎哈嘉瑜伽的人,就是我們來這裡是要得到霎哈嘉瑜伽的福佑,以這份自豪,我們會得到祝福。你要在家庭裡,好吧,你想得到霎哈嘉瑜伽,就得到了,但不要勉強他們接受霎哈嘉瑜伽,但你能勉強霎哈嘉瑜伽接受他們,這個階段已經到來,你要向他們談霎哈嘉瑜伽。開始時,我常常說︰「不要與他們談。」但沒用的人,若不能把他們帶到霎哈嘉瑜伽,就告訴他們︰「你對霎哈嘉瑜伽不好,最好不要問。」接著他們會來,有些人你要以完全不同的態度來應對︰「你沒有能力,你不好,你太物質主義。」這個人就會說︰「我會證明給你看。」
這些不執著,全都在臍輪,它會提昇到你心輪的情緒方面。接著你要不再有執著,即使是某種我們以為是集體的集體。我稱呼的亡靈兄弟會,不是集體。所有無用的霎哈嘉瑜伽士常常都會組成一個群體,他們對任何合情理的事情都強烈反對,他們亦會什麽都意見,本應完全沒有意見,沒有二擇其一,因為濕婆神是絶對的。祂說什麽就是什麽,你只要照做,靜觀就可以了,這是最好的應對方法。替代方案會是次好的或次次好的,或許一無用處,濕婆神原理是沒有替代方案的。
我給你一個例子,我告訴德里人,你要與外面的人一起統籌一個七天戶外活動,這很合理,因為我知道要下雨,雨可以停,雨是為其他村民而下,我們不能只為霎哈嘉瑜伽而要雨停下來。當然,霎哈嘉瑜伽是重要的,所以我說︰「讓他們與其他霎哈嘉瑜伽士一起。」現在他們開展替代方案,只在想,他們不會感到舒服,我是說這很好,但在另一層次,他們與霎哈嘉瑜伽士一起不會感到舒服—另一層次。我們要理解,若母親這樣說,就必須要照做—不管說的是什麽。即使她說︰「你要殺死某人。」你也要照辦,就是要這樣,到這種程度,保持在最高,若她說︰「你要死。」你就要死,若她說︰「好,你說謊吧。」來吧,「我會說謊。」
就如羅蒂說︰「什麽是我的punyas(美德),什麽是我的papas(缺點),我是他的妻子,不管他告訴我什麽,我可以怎麽辦。」這是濕婆神原理。當它得到喚醒,你看到它,至少在我身上確認濕婆神,它看到這是濕婆神原理,它明白,因為當你在濕婆神原理,你不會犯任何罪孽,你是無罪的。當你是靈,你是無罪的,你沒有任何罪孽。例如,人類的理解是若濕婆神讓人死,那是罪孽,為何要離開任何人,這是罪孽,是嗎?一般的理解會認為濕婆神離開人,令人死是種罪孽。例如,有個女士死了,她留下她的孩子,我們就會為此責怪濕婆神,「看看現在,你離開,這些孩子就沒有母親或沒有父親。」或有類似的責難。
因為濕婆神是沒有罪的,不管祂做什麽都是無罪的,所以不管你做什麽都是沒罪的—再沒有罪孽這個概念,因為犯罪的是你的自我,自我犯罪。若你沒有自我,就沒有罪孽,因為你什麽也沒做,你在Akarma。就如太陽照耀大地,照得很猛烈,人站在太陽下,就會被曬傷,這不是太陽的錯,太陽照耀大地—這是太陽的工作。不管什麽是濕婆神的工作,祂就要去做,祂並沒有罪。是我們思維令我們想,這是罪孽,這不是罪孽,當我們有自我,我們就在犯罪。
若你問老虎︰「當你吃掉牛時,你在犯罪嗎?」牠會說︰「我從來不知什麽是罪孽,不知道什麽是罪。」這是一些傳教士從村莊走出來後說的故事。你要明白,可憐純真的村民,他們起來感謝他們。他們說︰「感謝神,當你來,你告訴我們有罪孽,我們以前不知道什麽是罪孽。」
純真的人,他們不知道什麽是罪,因為靈是純真的,它沒有罪,它遵循其他純真的源頭。純真的人沒有罪。對濕婆神而言,不管祂賜祝福予惡魔或聖人,祂都沒罪,祂沒有罪,因為祂是Bholenath,祂是超越罪孽。不管祂做什麽,祂是超越罪孽,因為自我不能包裹祂,沒有自我。因為我們有自我,我們犯罪,一旦沒有自我,我們已不再在那裡,那麽誰在犯罪?當我們不在那裡,誰在犯罪?濕婆神不能犯罪,我們就是濕婆神,所以我們不能犯罪。
所有思維層面的替代方案都是錯的。我給—不管我說什麽,立即會有十個建議提出來,我試過向你玩這些把戲,因為你慣於開會,我因此說︰「好吧,阿森,你有什麽意見?」因為不管如何,主阿森在這裡,必須詢問他,接著我問阿華,再問阿木,問所有人,你們現在要說什麽?他們都說出自己的見解。
若你看到上天神祇的會議,沒有提議,不用二擇其一。祂們對你母親的意見沒有異議,沒意見,絶對的,是絶對的。沒有人向我提意見,從不提意見,沒有問題。他們不聽你的話,不聽任何人的話,沒有問題,這種和諧,完全順服聽話,他們的品質不單是固定的,有人告訴他們︰你要這樣做,他們就照做。這就是分別。他們嘗試,有時它看來,你要明白,若我說妥當,你往這方向走,就能找到那個地方,但你卻找不到,那麽你就會說︰「母親,你說往這裡走,所以我們往這裡走,卻找不到教堂。」我沒有說你會找到教堂,我只是想看看你有什麽想法。
我在告訴你我的把戲,好吧,要小心,我會告訴你們,往這邊走,你們找不到教堂,很抱歉,我不應告訴你,或你原本不該往這裡走,但這不是事實,我必須告訴你,不是真的。我想看看你怎樣說,現在,若你聰明點,你會說︰「我到過哪裡,找不到那地方,但我看到其他,母親,你就是為此派我們到哪裡,我現在知道你為何要我到哪裡。」就是這樣。我知道他是霎哈嘉瑜伽士。但若你說︰「噢!我到哪裡是因為我以為我會找到這個東西,但它卻不在哪裡,你派我去,是你派我去的。」就這樣。若你這樣說,它就發生,或我的確有這樣說,毫無疑問。我想說我只是向你玩了個小把戲,因為你的母親其中一個本質是Mahamaya(大幻相),所以要小心。你怎樣作出反應對我很重要,我因此能看到你的程度,這是評價判斷你的其中一種方法。對村民而言,卻是另一回事。若我告訴他︰「現在,若你想我到村莊,坐牛車去,我會照辦。」但途中有溝渠,我會掉進溝渠裡。他因此會說︰「母親,很抱歉,你跌進溝渠,我本可以避免這樣。」他承擔起責任,承擔起一切。因為你要求,所以我要以這種方式來,但若我小心點,本可以避免這樣。
你知道,這就是分別,不要責怪任何人,人性是把責任推在別人身上,最好是推在母親身上,但若你這樣做,就會失去所有的美德(punyas)。責任在於我,我必定是犯了一點錯,我必定是在某處犯了一點錯,或許母親想我從中學習。每一次你做了什麽,我就告訴你什麽,只為讓你從中學習,我不需要學什麽。若你以為我要學什麽,你現在知道,你要學習。若你明白,就能建立一種不執著,順服委身。你會很驚訝自己怎能免除很多荒謬的頭痛事,卸下身上的重擔。若你明白整個玩笑,整個工作,整個戲劇是母親創造的,我只是玩耍於其中,就是這樣簡單,你們就是要理解,享受就在於此。不是在判斷或找尋另一些選擇,你試試吧,試過的人都很享受,很多事情,每一刻,我都會給你例子。
以葛雷瓜為例,上次我到他的家,因為他的妻子,他折磨我。她什麽時候生產,她會生怎樣的孩子,誰會與她一起?從早到晚,他只有這個話題,好吧,我說︰「要做一點事,你可以與這個女士一起。」接著,「我怎樣到印度?」我是說「我」很重要,那時候,他並未意識到,他以為這樣做很重要,最後在我離開前,我告訴他︰「葛雷瓜,這次你很煩擾我,但還可以。」他說︰「很抱歉。」之後有天,他打電話給我︰「我的妻子要做人工流產,她在醫院,有沒有機會保住孩子。」我說︰「不用在意,你回到醫院,她會沒事。」他到醫院,說︰「這是奇蹟,她完全沒事,沒有任何問題,她完全妥當。」
就如他告訴我,這進了他的腦袋。噢!母親在照顧,我為何要擔憂,為何要擔憂?此其一。孩子早產,他來找我,我再次說服他,我說過什麽,做過什麽,你們都知道,就是我照顧你。但當你把責任擔起,開始想著這些責任,我就幫不上忙。所以你只要知道,把它交給神,全都是為你好,為你的hitha,一切都是為你的hitha,不管是什麽,有時我要向你叫喊,有時我要糾正你,有時我要告訴你︰「不要來這裡。」有些人觸摸我,令我感到極糟,我因此說︰「你不要來這裡,不要站在我面前,離開這裡。」這樣才能幫助他們。若他們站在這裡,亡靈就不會走,因亡靈想找我麻煩。
若你明白,就會完全不執著,會知道這是為我們好,為我們的福祉,我們要取悅母親,若我們令她不悅,我們就會完蛋。要明白這一點,你需要的是—不是年齡,不是位置,不是學歷,什麽都不是—只要有智慧的腦袋,有深度的個性。我見過很年青的人很敏銳,他們的父母卻很愚笨,絶對是愚笨的人。你只要用有智慧,有深度的個性來做,這是你要發展的個性。只有黏貼著濕婆神原理,才能發展這種個性,濕婆神原理是實質的東西,是濕婆神,Achara,它不會轉移,絶對的,不是相對的,完全不是相對的,它不與什麽有關連,絶對的。它給你深度,這份深度要安頓下來,走進更深。
濕婆神是你的導師,導師給你走直路,走得更深的吸力。這很重要,我希望透過今天的崇拜,能令你安頓在這偉大的濕婆神原理裡,讓你的注意力,你的注意力每一個粒子都填滿,閃亮和喜悅。
透過濕婆神原理的祝福,我祝福你們!首先,我會敬拜女神,然後濕婆神。
印度語
Avahanam的意思是我們要建立格涅沙,這很重要,之後,我們要唸誦毗濕奴的名號,因為它們都是昇進的名號。之後,我們會講述在哪裡做崇拜,為何要做崇拜,講述一切,接著我們會敬拜女神,唸誦女神的108名號,我想你們都要從心裡記著這108個名號,有沒有把女神的名號印出來?有沒有副本?你們拿到它們嗎?你們都有嗎?你有小冊子? […]

頂輪 Sahasrara Chakra New Delhi (India)

頂輪 Sahasrara Chakra

1983年2月4日 德里

Today is the last day in this pendal and today I’ll be telling you about the last centre of Sahasrara.They are all coming. If I come late it is better, I think [Laughing]. Still I was quite late I was thinking. Do you think this is needed on the eyes so much or are you not getting my picture just? This one if you could little bit push it the other way. […]

寬恕輪 Agnya Chakra New Delhi (India)

寬恕輪 Agnya Chakra
1983年2月3日 印度德里
今天我們要了解寬恕輪,這個輪穴在視神經交叉的位置。眼部神經在後面相反方向交叉,那交叉的位置便是寬恕輪的所在。通過延髓,寬恕輪與其他中心有著連繫。寬恕輪有兩塊花瓣。這個微妙的中心在前面作用於眼睛,在後面作用於腦後突出的部位。這便是此輪穴身體方面的特性。有些人說人有第三眼,寬恕輪便是第三眼。我們有兩隻眼睛,能夠看見事物,同時我們還有此微妙的第三眼。如果你看見這隻眼睛,那表示你其實離開了它。例如,如果你看見自己的眼睛,那表示你是看見鏡中的反映,不是真實。如果你看見甚麼,那表示你是在觀看它。因此有些人吃了迷幻藥,說看見另一隻眼。他們只是看見,但卻以為自己的第三眼已經打開了。其實你是離開很遠的,此所以你能夠看見它。你要麼跑到右邊的超意識去,要麼跑到左邊的潛意識去,都能看見那第三眼。但在霎哈嘉瑜伽,你卻是通過那第三眼來觀看。就好像一個窗戶,你可以看見那個窗戶,但如果你通過那個窗戶去觀看,你便看不見那窗戶。因此有些人說看見第三眼,以為靈量已經昇起來了,他們其實是大錯特錯。
寬恕輪是個狹窄的通道,一般情況下注意力不能通過,一般情況下,那是沒有可能的。那通道很狹窄,因為「自我」和「超我」互相接合,封閉了通道,於是沒有空隙可容靈量通過。超我與自我下面是喉輪,自喉輪一直繞上來。因此你們看見自我和超我在這個位置。它們由喉輪開始,一直到達寬恕輪的位置,然後交叉。因此你們左邊有問題,會表現在右邊。右手從這裡開始直達這邊,左手則從這裡開始。但左手其實作用於右邊。
因此我們要通過或進入那第三眼,這要靠提昇靈量才能做到。但這個到達大腦邊緣系統,即天國的門戶,是很狹窄的。因此如果有人強把注意力進入那封閉的門戶,他不是去了左邊,便是右邊。這樣便引生許多麻煩,因為那些人不知道,那些不可知的領域不是屬神的。因此當他們移向右邊,便進入了超意識界,開始看見幻象。其實那些都不是幻象,而是存在於右邊的真實事物,那些人其實是看見屬於右邊的事物。他們可能看見色彩,可能看見死去的人物,特別是那些自我很強的人物,他們能看見乾闥婆(Gandharwas)和緊那羅(Kinnaras),因為他們進入了右邊的乾闥婆界,開始看見超意識界中的事物。但這樣做是很危險的,因為如果那裡有誰逮住你,便有一個附加人格坐在你頭上,你在自我處被附了身,變得自以為是,行為惡毒。希特勒便是一個例子,他跟隨西藏的喇嘛學習如何進入超意識界,學會了以後便使無數的人變得自我中心,同時進入超意識界。你們也許也聽說過那些喇嘛,他們能夠知道未來,例如誰是下一任的喇嘛,到那裡去找他等等。他們知道許多未來的事情,人們便以為是屬於上天的。知道未來不是屬於上天的。那是我們不應進入的領域,因為那表示不平衡。我們是人類,我們要知道「現在」,不是「將來」。一旦你們通過現在這個階段,便能上昇至一個高度,可以看見過去、現在和將來。就好像在大地上,如果你能找到一個高處,你便能看見已走過的,和要來到的,這樣你便能在現在之中。同樣,如果一個人在現實中昇進,到達超越的意識,他便能看見右邊的超意識和左邊的潛意識,但他會對兩者都沒有興趣,他只希望在現在之中昇進,這其實便是提昇靈量所要做的。
因此所有那些說提昇靈量是很難很危險的,他們都是沒有獲得授權去提昇靈量的人。他們只是弄些甚麼把戲,刺激交感神經系統,使左右交感神經從中脈抽取能量,造成中脈衰竭,而使那個人的精神系統破壞。因此那些說以這個方法那個方法提昇靈量的人,其實是扼殺了求道者的生命。最後那些求道者會一無所得。沒有人知道可以得到甚麼,因為他們被帶入了歧途。
但邏輯上我們應該了解,練習以後,至低限度我們的健康要良好,精神應比從前更好才對,同時你們的脾性要有所改善,這是最低限度的。但如果你的錢全都給導師拿去,追求那些無意義的經驗,結果損害了健康,甚至不能主宰自己,那你們應該知道,這些都不是真實。在真實之中,你應該能夠主宰自己。如果你被別的東西控制,那你便是迷失了。例如,有些人不停的跳。他們說:「母親,我不停自動的跳。」這情況其實很嚴重,那表示你不能控制自己,那是有別人在你裡面使你不停的跳。那不是「你」在跳。你的注意力和意識都在別人控制之下,以致不能控制自己。所以所有那些空中飛行或靈界旅行,看見種種事物等,都是非常危險的,這個人最後可能會進入精神病院,因為他完全不能控制自己。
在美國,他們稱這些為超心理學(para-psychology)的實驗。當然這些是超越個人的心靈的,但卻十分危險。你們不應走進那個領域,要是有甚麼亡靈逮住你,你便行為怪異。大概十二年前,有一些美國人來見我,說:「母親,請教我們如何在空中飛行。」我說:「為甚麼?你們不是有飛機了麼?」他們說:「不,我們要在空中飛行。」我說為甚麼?他們說:「因為俄國正做那些超心理學的實驗,我們也要照樣做。」我說那些人會被亡靈附體,結束自己。我說我不會教這些東西。如果那些俄國人來見我,我也會這樣說。但那些美國人還是說:「不,我們還是要學。」我說,如果我告訴你,你便會變成那些亡靈的奴隸,不停的抖顫。儘管如此,他們還是說:「即使這樣,我們還是要學。」他們說俄國人做的,他們也要做。最後我問誰介紹他們來的,他們說了一位先生的名字,他是孟買的一名記者。我告訴他們這位先生從前正是患上我剛才所說的問題。他經常離開身體,進入另一個世界,東看西看,最後他完全不能主宰自己,後來我治好了他。但他竟然以為我既然能治,就一定能令人進入那個狀態。我治好他的病,為甚麼你們卻要得到他的病,他們執意如此。最後我才發現,他們在美國開有利用超心理學賺錢的生意,這是極端危險的事情。
這是因為運動的方向不是通過寬恕輪,而是移向左邊或右邊,即潛意識和超意識。其後果可能不同,但在霎哈嘉看來,都是一樣的。那些進入潛意識界的人可能看見我別的形相,好像那些吃迷幻藥的不能看見我,只看見光。而那些進入潛意識的,他們會看見一些形相和事情,他們以為是到達了天國,其實他看見的是進化過程中的過去,那是過去的一切。因此超意識界和潛意識界都是十分危險的。因為如果注意力移向左邊,便會產生癌症那類不治之症。因此要小心,不要到那些術師那裡去,他們會控制你,或告訴你一些關於過去或未來的事物。
我們毋須知道過去或未來,有甚麼需要知道呢?知道了有甚麼作用呢?好像我告訴你我是怎樣來到會場的,途中有交通阻塞等等,你會有興趣聽麼?你們為何會對過去有興趣?那對今天甚麼價值也沒有。可是那是人類的一個弱點,他們總要在自己的人格上附加上一些極端人為,並不真正存在,或是毫無價值的東西,然後說,我能做這,能做那。
在印度一般人都走向寬恕輪左邊,因為他崇拜神。他們要崇拜神,但卻與神沒有聯繫。就好像我沒有連接這個麥克風,便不能向你們說話一樣。但他們沒有聯繫,卻去崇拜神,唱各種崇拜歌,行禁食,折磨自己。他們是走向左邊的人,愛高唱讚歌等等,甚至二十四小時不停。這樣,亡靈便把他們吸向左邊。
又如他們不斷唸誦羅摩的口訣。也許你們說蟻蛭仙人(Valmiki)就是這樣唸誦的,但是誰叫他這樣的?是Narada。Narada是降世神祇。你們自己或任何人可以教別人這樣誦神的名字嗎?無論你們唸甚麼名字,都不能達到神。你們到了那裡?你們會到了另外某處,那裡可能有個僕人叫羅摩,於是他便會逮住你,而你會變得行為怪異,像個瘋癲的人。
至於超意識那邊,有些野心很大的人,他們陷入瘋狂,毫不考慮集體,只想到自己。出了問題時,我們也很難說服那些受害者,讓他們知道走錯了路,直到他們徹底完結為止。
寬恕輪是天國的門戶,是每個人都要通過的。耶穌基督便是在這個輪穴之上。在印度的經典中,祂叫摩訶毗濕奴(Mahavishnu),是羅陀(Radha)之子。祂的本質是由十一個毀滅力量(Ekadasha Rudrus)構成。但最主要的本質卻是格涅沙的純真。因此祂是純真的化身。純真的意思是完全的純潔。祂的身體不是由大地之母造的,因此祂的身體不會毀壞,祂是唵(Aumkara),因此祂死後能夠復活。祂是羅陀之子,你們很容易便能看見祂和其他神祇的關係,在Devi Bhagvat一書,便有摩訶毗濕奴的記載。
可是誰會讀這本書呢,沒有人有時間讀這本書。他們只讀那些沒有用的書,讀那些書,你們不能找到關於降世神祇的知識。因此要明白耶穌基督,你們要讀Devi Bhagvat。可是如果我們向基督徒這樣說,他們根本不會聽,因為對他們來說,聖經是最後的根據。這怎麼可能呢?因為聖經中所記載的,只是耶穌一生中的四年。在其他書中,也應該是有提到祂的。因此我們要張開眼睛看那些書,然後自己去判斷那是否真理。但他們欲成立有組織宗教,所以他們說:「只是這樣。」沒有其他。因為如果有其他,他們的組織便會瓦解。可是事實不如他們所想那樣。
因為Devi Bhagvat一書曾清楚地描述耶穌。靈量可以幫助我們證明這點。當靈量昇起,停在寬恕輪,你們要唸誦主禱文,否則寬恕輪便不會打開。你們要喚醒耶穌基督,否則便不會打開。你們要唸誦祂的名字,否則寬恕輪不會打開,這證明耶穌基督是主宰這個輪穴的。甚至你們唸誦摩訶毗濕奴的名字,寬恕輪也會打開。因此你們要正視這些證據。只是你們想擁有耶穌基督,才會否定他人,視他人為異端。你們是大錯特錯了。
每一部經典都有人去竄改它。每一部經典都是這樣。我可以告訴你們薄伽梵歌的情況,他們把錯誤的飲食觀念放進去,那是與科學違反的。說傾向答摩的人是吃肉的,那根本不對。因為吃蛋白質的人應自動變成傾向剌闍的人才對。因此這部分是人們根據他們的需要改動過的。但開頭的部分沒有改動。在開頭部分,克里希納說:「是你殺那些人嗎?其實我已經把他們殺了,你還可以殺誰?」是那些婆羅門把經文改掉的。
至於在聖經,錯誤由保羅開始。保羅這人和耶穌沒有任何關係,但卻進入了聖經。我不明白為何保羅會在聖經之中。他只是個傾向超意識的羅馬士兵,而且是個很壞的士兵,曾殺害過許多基督徒。但忽然間人們把保羅當作聖徒列入聖經,而且為世界各地接受,但如果你讀他寫的章節,便會知道他根本不是個得到自覺的靈。他是從超意識說話的,他是一副組織機器,一無是處。使徒行傳是他寫的,在使徒行傳,保羅把耶穌的門徒描繪成像被鬼附的人那般,完全是傾向於超意識的人,他們行為怪異,以致被視為癲狂。你們可想像耶穌的門徒是這樣的嗎?但如果你是基督徒,卻須把這一切生吞活剝,因為那是在聖經之中的。但如果你是個天生自覺的靈,便會懷疑這些廢話。你會問:「誰是這個保羅?他是從那裡跑出來的?」因為保羅所說的和耶穌基督所說的不同。
現在時候已經來臨了,我們要知道所有宗教都是同一的。所有宗教都是同一生命河流的部分。所有那些降世神祇都是互相支持,互相滋養,互相照顧的。祂們之間完全合拍。你不可能看見祂們互相反對。當然這一點也是要證明的。只有提昇靈量,我們才能證明這一點。如果你是得到自覺的靈,同時能提昇別人的靈量,你會驚奇所有的神祇都在我們不同輪穴之中,我們要逐一喚醒他們。有時候,我在印度談耶穌基督時,人們便譴責我,說我在傳播基督教。但如果我在英國談克里希納,人們便譴責我傳播印度教。現在我要告訴你們,是羅陀創造耶穌的。你們看耶穌,祂豎起兩隻手指[食指、中指],像這樣。一隻表示克里希納,一隻表示毗濕奴。耶穌曾說「天父」,那麼誰是耶穌的父親?是毗濕奴,即克里希納。因為經上是這樣描述摩訶毗濕奴的。經上說克里希納自己也崇拜他的兒子,並說:「你將成為宇宙的支持,同時無論誰崇拜我,崇拜之果都會到你那裡去」。克里希納把耶穌基督放得比自己還要高,你們也可以看見摩訶毗濕奴的輪穴在喉輪之上,祂是每個人都要通過的門戶。克里希納祝福自己的兒子,說:「你將成為宇宙的支持」。你們可以看見,格涅沙在根輪處,根輪的意思便是根和支持,可是耶穌基督卻被放在果實的支持和根部那裡,所以是同一力量在那處,並一路進化上來,當我們的寬恕輪打開了,便可以知覺到耶穌基督。
當靈量上昇,便會打開寬恕輪。但如果你過份自我取向,兩邊的汽球很緊迫,便甚麼也不能通過。又如果你傾向於超我,性格懦弱,易受宰制,使超我的氣球扭曲,寬恕輪也不能打開。我們要使它恢復平衡,從左邊移向右邊,或從右邊移向左邊。在得到自覺後,你們便能明白這些霎哈嘉瑜伽的技巧,現在是不能明白的。如果得到平衡,寬恕輪也會變得良好,沒有扭曲。這樣靈量上昇時才能通過。如果你是個正常的人,不傾向於自我或超我,那麼提昇靈量,通過寬恕輪是毫無問題的。我來到德里以後,從早到晚都要清理寬恕輪,這裡的人極端自我取向,他們全都以為自己是世界級的行政人員。德里是個寬恕輪很壞的地方,這裡有些很驕傲的人,充滿虛榮心,以為自己正在統治世界。那些行政人員和政客便是這類人,全都是自我取向。這類人很難給他們自覺,首先要降低他們的自我,他們要接受神才是至高無上的存有,是我們的主,是這個世界真正的王,這樣靈量才會上來。有些人的眼東張西望,以致損害了寬恕輪。耶穌曾經說:「聖典叫你們不要犯姦淫,我說你們不要有淫邪的眼睛。」看,耶穌特別提到眼睛,因為祂就在那個位置,控制著眼睛。可是在西方,很難找到一個男人或女人是沒有淫邪的眼睛的。他們都是基督的信徒,卻有這樣可怕的眼睛,真不知他們做過些甚麼,他們正走向瘋狂。他們無法固定他們的眼神,要時常的東張西望,左顧右盼。他們的眼睛很貪婪,要經常看這看那,但全然沒有喜樂,他們只是周圍去看人,卻全然沒有喜樂。
Translation from Hindi:
Let Me tell you in Hindi. One of My acquaintance had come, his wife was a simple person. When she came to London, she saw people’s eyes looking like this (seeing here and there/ roving eyes). So she asked, “What is happening?” I told, “This is known as flirting”. […]

心輪 Heart Chakra New Delhi (India)

心輪  Heart Chakra
1983年2月1日 印度德里
Today again I must thank Mr. Swanowaphala for singing such a beautiful song about the Devi. I was very much impressed the way Patrick told you that they are confident that they can solve any problem. That’s what it has to be. That’s the sign of a Sahaja Yogi who has reached a very great height in his understanding about himself and about others.
女神的輪穴位於胸骨正後方的脊柱裡面,這個輪穴位於幻海的上方,即腹部上方,也就是霎哈嘉瑜伽中所謂的幻海上面的位置。這是各修行者所需跨越的橋樑,是由女神來保護著的。當外界不良的力量試圖攻擊修習者時,她會幫助所有求道的人去通過這一關。
在兒童時期,免疫系統的抗體慢慢在胸骨裡面形成,它們就好比是保護心輪守護女神的戰士。直到十二歲,這些抗體慢慢被製造出來,然後就分佈到全身去。成人以後,就開始抵抗,面對任何外界不良的能量或疾病。這些抗體知道如何去和外來不良的能量作戰,他們也很有自信,且有辨識敵人的能力。所以任何反對神性力量的髒東西要進入人體,它們都有辦法抵禦。比方說,從我們吃的食物,或說錯話,不好的言辭,不好的行為,或者邪惡的人用妖術,邪術這些東西侵入我們身體,這些抗體會集合起來,去打擊這些入侵者,把這些不好的東西趕出去。
那些在兒童時期沒辦法把心輪部分的抗體發展得很好的人,在他們成年之後就會產生有很多不好的後果,令他們受苦。因為這些抗體發展不是很完整。小時候,如果父母親用恐嚇的方式去教育他,他長大後會感到極度的不安全。這些小孩子會很害怕黑暗,很害怕夜間到來,甚至有些人碰到甚麼事情都有恐懼感。因為在身體內製造的抗體數目不夠,這個輪穴變得很弱,就讓他有恐懼產生。這個小孩長大以後,到學校去,或者他想要為將來計劃,或做些甚麼事情,他可能很脆弱。會對外來的一些事物,比方說老師對他責罵,或者人家對他的看法,很快及很容易退縮。所以在成長過程中的小孩,需要注意他,照顧他免得他的抗體數量不夠,影響到他將來的一生。
在西方社會,他們甚麼事情都喜歡分析,把人與事物分成很多部分,分成一格一格來講。首先以小孩來講,他們會認為小孩是自私,不是很天真純潔的。第二點他們又認為青春期是很不穩定,很情緒化的階段。在印度,我們並不瞭解有青春期的想法,因為印度的文化背景和英國不一樣。這些青春期的小孩會一堆堆的聚在一起,批評或對比他們年長的人作怪,捉弄他們。開始時是老師,再來就是他們父母,甚至於比他們年長的人,他們就會去鬧,去捉弄他們,反叛性很強。他們腦子變得非常活躍,因為他們看太多電視,接受太多現代社會的文明,他們的行為變得非常乖張,有暴力傾向,這是讓人無法想像的。
我曾經住在距離倫敦約二十五英哩的地方,每次我要去倫敦時候,在火車上,我常看到許多小孩子不守規矩,做些很糟糕的事情。有天我坐在火車上,這些小孩就跑到我車廂裡面,開始把椅套拔出來,還用小刀亂劃墊子,把車上所有的裝飾品都弄得亂七八糟,而我只是坐在那邊看著他們。我說:「你們鬧累了嗎?你們請坐下吧!到底是甚麼問題啊?」他們說:「我們就是生氣啊!」其實這些小孩都是上很好學校,穿著也是很體面的,但他們就是這個樣子。火車停時,我就請票務員進來,把小孩胡鬧的事情告訴他,他進來以後說:「這事情很常有啊!」後來大概是因為我的抗議,這些調皮的小孩就被請出去。
但是,我知道這些小孩的心輪全部都受感染。當他們看到我時,都坐下來,而且很安靜,他們都聽我的話,而實際上我是安定了他們心輪的中部,讓他們不會那麼躁動,平靜下來。那些小孩說:「我們對母親很生氣。」我問:「為甚麼呢?」他們說:「因為我們的兄弟都對母親生氣。」我說:「你們的兄弟為甚麼要生氣,有甚麼意義嗎?」這時候我才發現佛洛依德的理論把母親所該有的地位都破壞掉了,所以這種理論是反對神的思想。
對印度人來說,母親是最基本的信念,因為母親給小孩安全感,即使做父親的脾氣很不好,小孩仍會依靠母親這邊,因為母親有辨識能力,她知道甚麼時候應該生氣,甚麼時候不該生氣,母親會保護這些小孩。
「母親很重要」這個觀念在西方完全被破壞,這就是為甚麼西方社會的小孩這麼感到不安全,長大後,他們也是極端缺乏安全感。你不會相信,像他們這樣平常打扮得光鮮,打扮得很優雅,常常清理他們的房子,連隻老鼠都不會跑進去,但是他們會這麼沒有安全感。和人家講話時,只讓人家站在外面,不敢請人家進屋內談,尤其在倫敦。因為他們都很害怕。沒有人會相信統治我們的英國人居然是這麼害怕的民族,但他們事實上就是這樣。為甚麼他們這麼害怕,互相恐懼,害怕別人,害怕自己。主要的原因,就是他們的心輪被感染了。
我告訴你第一個理由,為甚麼小孩會感到沒有安全感,因為這小孩不知道他放學回家時,他母親會不會在家裡;他們的母親沒有辦法承受許多痛苦,保持笑容,不把自己的痛苦顯示給小孩看。他們許多的痛苦都來自丈夫。有些母親不斷的把丈夫那邊受到委屈告訴孩子。這小孩心靈於是產生懼怕,不能從媽媽那邊得到安全感,反倒是這小孩給了母親安全感。所以這小孩從很小開始,就會變得很負面,具攻擊性,很情緒化,他會認為他是生長在一個完全充滿憎恨,不安全和恐懼的環境裡面。
當這些求道者生長在這些國家中,同樣的會有不安全感,他們必須去找一個導師,往往有很多是假導師,這些號稱導師的人會折磨他們,榨取他們的錢財,把他們甚麼東西都拿走了,有時讓他們很孤立無援,不知該何去何從。
但是在印度,女神已降世多次。當負面的力量傷害地上真正的求道者時,這女神就化身到地上來拯救他們。這些事情通常都是被人們所接受的,但他們從來都不是在心裡接受,他們只接受大概有這麼一回事,而不是真有這麼一回事,他們認為這是一個神話,說女神化身到這世界來拯救人類,他們不相信會有太初的母性力量降世成人,趕走那些惡魔,拯救人們,拯救這些求道者。
在霎哈嘉瑜伽,當靈量上升但卻停在心輪部位,你就要唸口訣「札格丹巴」(Jagadamba),然後靈量才會上升。這也就是說,這女神坐於心輪,如果你崇敬她,靈量就會上升。這個輪穴有十二塊花瓣,女神有千手千眼,還有一萬六千經脈,這麼多經脈,是要走到全身各處去,發揮不同力量,應付各種情況。但第一件她必須要做的事情,是經由她的慷慨,仁慈,悲憫及無限的耐心,吸去人類所犯的各種罪惡。
在聖經上有句話:「恐懼的工價是罪惡」,或者你可以換另一種方法來說,「罪惡的工價是恐懼」。如果你內心有恐懼,就是犯了違背真我及違背神的錯誤。因為,如果母親是全能的,那麼她可以為你解決所有的問題,你無時無刻都在她的保護之下,那你為甚麼還要有恐懼呢?那也就是說,你根本不相信她真有那麼大的力量。當人恐懼時,心臟會開始跳得很快。發佈有規律的指示給所有的抗體,告訴全身抗體集合起來,應付緊急狀況。
但是,當某些人在他們一生中不斷累積許多不安全感,那會造成一些身體上的問題。如果他們在年幼時有不安全感,成人以後,他對很多方面都會有不安全感。比方說,一個做妻子的,如果她對丈夫沒有安全感,他的丈夫是個不務正業或不正當的人,或和其他的女人糾纏不清,做妻子的母性就會受到傷害。當她的母性受到侵害時,她的心輪就會變弱了,她會受痛苦,甚至會得乳癌。而這種不安全感也有可能只是她自己憑空想像的,許多人就是憑空想像而產生不安。
這方面的恐懼,在西方社會比較常見,因為西方社會的生活方式鬆散無根。家庭結構不是那麼緊密,對任何事情都不很在乎。你問他們任何事情,他們都會說:「有那裡不對嗎?」一個做丈夫的會說:「擁有情婦有那裡不對?」做妻子的也說:「好吧!如果他想要有個情婦,就讓他去擁有吧!」在印度,沒有女人會忍受這種情形。她為了家庭,寧願忍辱受凍挨餓,寧願作任何犧牲,但是她絕不會去碰一個有情婦的男人。
印度婦女的力量來自強烈的貞節觀念。印度婦女對貞潔十分重視,只要她們是貞潔的,沒有任何事情可打擊她們,阻止她們。但如果她們是不貞潔的,她們心中很快就會形成恐懼。貞潔就是女性的力量。許多心中有恐懼的女性都是有貞潔方面問題的。恐懼自己貞潔受干擾的女人,也會有心輪方面的問題產生,這樣會導致乳癌,呼吸系統方面的問題及精神病。
當女人失去她唯一的小孩子的時候,她會十分傷心,覺得她的母性結束了,這時候心輪就會嚴重受損,這對女人來說是最糟糕的一件事了。但是如果她不是女性,徹頭徹尾的男性化,她就會對這事漠不關心。我看到在西方社會,女人對於她們小孩的死亡都不太關切。因為她們根本不像女人,如果你是個女人,你絕對會因為孩子的死亡而哀痛,而不是無動於衷。但經過一段時期,這些女人會恢復過來,為她的丈夫、她的家人、或以後的孩子,她會堅強地生活下去。這是當她的心輪健全時才有可能達到的。她對不如意事不會懷恨在心,也不抱怨,遇事沉著穩定,而且可承擔一切,她們能堅忍,並且盡心幫助小孩,但是她們從不會寵壞小孩。她們知道寵小孩比打小孩更糟,也不會去縱容小孩,也不會被小孩子主宰。她知道她要帶領小孩子成長,並且照顧他們,使他們行為正當,有理想,有美德。一旦小孩子有出軌的情況,做媽媽的會盡力去把孩子導回正途。但那些從不關心小孩子實際成長過程的媽媽,就會盡量去逃避這一切責任。
就男人來說,如果他很小就失去母親,或他的母親是個很殘酷的人,他的心輪就會受損。此外,如果他們有經歷過戰爭,看過很可怕的事情,這些人會非常情緒化,而且很容易被別人愚弄。
那麼,應該怎樣改善心輪呢?
在霎哈嘉瑜伽裡,有很多方法可改善心輪,使我們獲得信心。就像今天節目的介紹人說的,他從來都不習慣說話。我看過好些演戲演得很好的演員,當他們來到我們的公開聚會時,對我說:「母親,請不要叫我們演講,因為我們不知如何演講,我們會演戲,但是我們不懂得和人們說話。」於是我就試了幾次叫他們說話,但是他們只是短短的說了兩三句,口中嘰哩咕嚕的,口齒不清的說了一堆話,然後就坐下了。我發現他們所有人的心輪,都傷得很厲害。也許他們缺少母愛,或不愛自己的媽媽,或者他們不了解女性貞節的可貴。所以那些用色瞇瞇的眼神去注視所有經過的女性的男人,也會使心輪大傷,產生許多問題。其中之一是肺癌。
但是我也看過很多因為不注意生活細節而使心輪受損的例子。比如說有些人習慣先把自己泡在很熱的水裡,然後到很寒涼的地方,這樣,心輪會嚴重損傷。另有個例子,看起來很簡單,但大多數男人都忽略了。在天氣很熱的夏季裡,很多人只穿一件單衣或者是T恤,裡面都沒有穿內衣。這樣很不妥當,任何情形下,男性最好是穿一件內衣,否則當他流汗的時候,心輪就會有問題了。
對人類來說,各式各樣的情緒問題是導致心輪受傷的主要原因。如果夫妻間常常在家裡吵架,尤其是做媽媽的十分專橫,小孩子的心輪最容易受傷。如果爸爸好宰制的話,小孩的心臟會容易出問題,所以夫妻間絕對不要在小孩子的面前吵架,這是非常重要的。
位於心輪中的女神,她已來過地上千次了,而她在心輪那裡保護著你,不過要你先值得她來保護才行。你知道嗎?當她化身來到時,她的身體是由各類型的自然力所結合而成的。就像她是一個泡泡,而泡泡上面覆蓋著許多東西,這就是她從宇宙諸神處得到眾多的特質。例如,她的頭髮來自死神閻犘(Yama),鼻子來自財富之神奎伯拉(Kubera),耳朵來自風神波代拿(Pavana)。她的身體是用諸神的精要來作成的。諸神把自己的特質貢獻出來給女神的化身,使她能從事各樣的活動。
女神保護她的孩不受負面力量侵害。她看起來是多麼的溫和甜美,但同時也非常的猛烈,她可以殺死任何人,既溫柔又猛烈(Atisaumya Atiraudra),這兩種特質只有在女神化身中存在。因為她是宇宙之母,她會不惜任何代價來保護她的子女。有時候子女們會離開母親而迷失,她會用某些方法去把她孩子拉回來。
首先,她去除求道者的恐懼感。第二,她製造更多的抗體去醫治心輪。而且加強那些已經很疲憊的抗體的能量,使他們能再度抵抗敵人。
即使在日常生活中,她也會顯示許多神蹟來證實她的存在。有一次,有位女士來看我,她來得很遲,我就問她遇上了甚麼問題?她說:「沒甚麼,不過我坐的巴士翻下去二三十呎深,它翻滾下去,然後四個輪子著地,毫無損傷,我們坐在車子裡的所有人都沒有受傷,但是司機卻感到很難過,就跑掉了。於是車上有個會開車的人就去發動引擎,車子居然動了,我們就這樣回到孟買了。在路上,他們就問:「車子上一定有聖人在,不然我們為甚麼毫髮未傷,只有聖人能保護我們。」而那位女士帶了有我相片的戒指,他們看到了就說:「哦,那是錫呂‧瑪塔吉女士的弟子哪!」於是都向她下跪說:「妳救了我們,妳救了我們!」
所以,在你們的生命過程中,不斷發生許多神蹟。有時候你看到意外發生,突然間又過去了。有一個新聞記者,他和另外一個記者朋友,兩人坐車來,他們經過的是一條很泥濘的下坡路。突然剎車失靈了,司機對他們說:「剎車失靈了,唸神的名字吧!」然後他想起我的名字。突然間,他們看到一輛卡車迎面而來,眼看就要相撞了。他們已把眼睛閉上,然後,天曉得發生了甚麼事──他們睜開眼睛時,看到大卡車走上斜坡,而他們的車則是駛落斜坡,並沒有相撞。他們大為驚異,這是如何發生的,看起來就像有人把車子提起來,然後再放到大卡車的前面一樣。就這樣被救起了。當時那個司機也把眼睛閉起來,唸我的名字,這是可能的。有無數的人經驗到神蹟,但他們都不知道那是怎麼發生的。
所以,你必須相信,母親就在我們裡面,在我們的心中,若果她被喚醒,她就會照顧我們,她會給予各種各樣我們所需要的保護,沒有任何事需要驚怕的。
但是人們常感到驚恐,我知道真的是那樣。就連英語的結構也是這樣。任何時候他們都說:「我恐怕……」「我恐怕我必須走了」。那有甚麼好害怕的?如果你要走,就走好了,「我恐怕如果我……」他們就一直這樣神經過敏。當你和他們講話的時候,你可感覺到他們真是驚恐嚇壞了,而你會覺得緊張,然後你會因為他們的過度緊張而不知道該如何去接近他們。
這些人會很神經質,其中有一個主要原因是,他們計劃太多,想得太多,分析太多,腦中的「自我」太強,然後影響到心輪,因為自我影響到心輪,所以有了「害怕」。實際上,如果你太過自我,會從別人身上看見自己的影子,你會害怕別人,因為你認為別人和你有同樣的自我,而你真的會很害怕他們。
這種現象在現代東方社會也是很平常的,在印度就是。假設你要去政府機構的辦公室,要小心了。無論是甚麼人,即使只是一個僕役都會沒有理由就向你大吼大叫。他們隨時隨刻都大聲吼叫,說甚麼話都是大吼大叫,他們向你吼是因為他們內心沒有安全感。一個工人害怕他的工頭,工頭又害怕他主管,主管又怕他的上司。到最後,部長害怕選民,選民又害怕部長,整個系統變成一個惡性循環,變成沒有安全感,大吼大叫有甚麼用?有甚麼值得去大聲吼叫的?但人有虛偽的認同,人就不再是人,只是某種身份地位而已。你要不然就是某秘書,或是某助理秘書。我實在不知道究竟誰高誰低,然後又有其他甚麼文員書記,諸如此類,你只是個名稱,其他甚麼都不是。就因為這樣,你必須有個大嘴巴吹牛,然後再對人大吼大叫,不然別人就不會相信你真的是個「人物」了。
人類錯誤的認同是因為心輪沒有發展得很完善,如果心輪很好,你就會是一個很完善的人了,因為你的母親生了你,你本來就是完好的,不需要去害怕另一個人,他也是母親的孩子,所以沒甚麼好害怕的。
但是人類一開始穿上衣服,麻煩就來了,比方說,他穿上一套西服,他會馬上開始說英語,如果他穿上了印度服裝,他就會去說印度話,這是人們弄出來的一種極膚淺的認同,因為他們的內心沒有深度,如果他們心中有根,就不會這樣膚淺了。就因為這樣,他們產生恐懼。因為他們知道自己是表面化的,其他人也是表面化的,他們有他們的意思,我們有我們的看法,所以,如果我要不給他面子,怕他也會不給我面子,這樣的恐懼存在於人當中,然後人的腦子裡又想到另外的一招,為甚麼不使用手段玩弄別人而使自己往上爬呢?這是第三種,貶低別人抬高自己。
如果所有的人都出自同一個母親,那你怎麼可能比別人高呢?你永遠是母親的小孩,在母親的眼中,你不會比其他小孩子更好,你們都是一樣的,相反的,如果你想耍花樣,搞鬼,母親也會處罰你的。
母親所做的第二件事是處罰小孩。開始時是很溫和的,比如說:小孩子不好好吃飯,又挑皮搗蛋,她就會說:「好吧!你不想吃,今天就不用吃了。」這是個很簡單的懲罰方法,但之後,她會說:「如果你想要用你的方法,那就去用吧!」
比如說,我告訴這些人不要做這個,不要做那個,因為不合適。在一開始大家集合的時候,我告訴他們不要另外安排住所,應該讓所有霎哈嘉瑜伽修習者住在一起,而不要把他們分開。但是那些負責安排行程計劃的人卻認為,還是最好使用空屋子或是公寓。因為他們自認為是很聰明的策劃高手。但是你知道,我說了些很簡單的事,可是其中卻是有特殊意義的,你們必須要了解。後來,他們還是照原來的想法去安排了,於是乎有半數左右的人開始抗議:「我們想和霎哈嘉瑜伽修習者住在一起,和他們作伴」。於是,他們被安置了。至於其他的人──英國人,你知道,他們現在的心情不同了,他們十分容忍,最後他們說:「好吧!如果我們不被安排好,就住在公寓房間裡吧。」就這樣,他們只好待在幾間房裡。結果怎樣?開始下大雨了,一直下,下個不停,使得這些人無法在事先搭的蓬子下準備要吃的食物,最後那些負責安排的人只好把他們再換到其他地方去,結果還是和其他修習者在一起,正好像我一開始所吩咐的那樣。如果他們早聽了我的話,就可以省了錢又少了麻煩,而且根本就不會有任何問題產生了。這就是為甚麼我不時的用一些小技巧,小方法,來讓我的子女了解到他們自己是多麼愚笨。
母親可玩出很多花樣來給大家看,而且在生活過程中輕鬆遊戲的態度是母親的一個很重要的特質,因為如果她對子女很嚴厲的話,他們就會嚇跑了。如果她的作法,是像其他的導師──比如真正的導師也一樣,這些導師會打自己的弟子,又有時候會用繩子把他們吊起來!你無法想像,這些導師是如何對待他們的門徒,有些人從弟子那裡拿走大量的金錢,也有些拿走很多的東西。他們要門徒完全的降服,而且要很卑恭屈膝的。這些導師真是折磨自己的門徒啊!不過母親是不希望那樣做的,所以她常用些小技巧來糾正子女們所犯的錯。
我現在來舉個例子,有個導師,他是我在五,六年前認識的,他來到孟買附近的一個小村落,那裡住著一位霎哈嘉瑜伽女修習者。然後這個導師就叫他的弟子來拜訪這位女修習者。這個弟子去了,並且告訴她:「是這樣的,我的導師快來了,他想見錫呂‧瑪塔吉女士,而且他告訴我只有太初之母(Adi Shakti)才能清除我寬恕輪的障礙。」那位女修習者不太了解她的意思,就問道:「你的導師在做甚麼?」那人說:「天啊!不要談他!」並且作了個不想聽的表情。「不要提他的名字,哦!妳不會知道他是怎樣的一個人」。女修習者就問:「那為甚麼你的導師不打開你寬恕輪,當然錫呂‧瑪塔吉女士是會來的,但是為甚麼他不替你打開呢?」於是那弟子說:「不行,不行,他說只有錫呂‧瑪塔吉女士才可以做到,其他人都不行。他大約五年前把我送來這裡,然後說:『第六年有個太初之母會來,她會打開你的寬恕輪』。真是難令人相信!這個可憐的傢伙為了寬恕輪閉塞所苦,他的導師來時又使他再受苦。於是這個弟子來見我說:「錫呂‧瑪塔吉女士,我的導師來了,他要見妳。」
結果我去看那個導師,他坐在那兒,脾氣很不好,鼻子都脹得大大的。當然,我到達的時候,他觸摸我的腳,頂禮和其他的禮儀都作了,他粗聲粗氣的對待弟子,然後問我:「我的徒弟有沒有觸摸你的腳?他的行為表現還可以嗎?」我說:「他沒問題,但是我不明白你為甚麼不打開他的寬恕輪?」那個導師說:「讓他下地獄去算了!我才不去打通他的寬恕輪呢!誰又打開了「我」的寬恕輪呢?我為甚麼要去打開他的寬恕輪?我就說:「這樣不好,我應該打開。」他說:「是啦!是啦!妳會的,因為妳是宇宙之母,而我不是。」說完就進去了,然後他的徒弟告訴我:「錫呂‧瑪塔吉女士!我導師把我的腿綁起來倒吊在這口井上面!整整吊了三天。」我就問:「為了甚麼事情他把你吊在那裡?」那徒弟就說:「不要去問任何人。」然後,那個導師就進來了,說:「對!對!我把他吊起來了!沒錯!我還會再吊他!」錫呂‧瑪塔吉女士就說:「你為甚麼要吊他?」那導師說:「他抽煙,因為他抽煙,所以我把他吊在那兒。」我說:『你抽煙啊!我就把他拉高又降低,又上又下,來來回回,我說:『我在抽你啊!』──這個導師把自己的徒弟用這樣的方法來折磨!真是殘酷!
我說:「你為甚麼要做這麼可怕的事情?」他說:「不然要怎樣才能有紀律,我又不是宇宙之母,我不知道要怎麼做才能有紀律,這是我唯一懂得能叫他守規矩的方法。」「妳繼續去寵他好了,但我還是要用這個方法叫他聽話。」我說:「好了,你現在閉嘴,讓我把他的寬恕輪弄好。」於是我用了大約兩分鐘把他的寬恕輪障礙清除了。「好了,他的寬恕輪好了」。然後那個導師說:「他有沒有答應妳他不抽煙了?」我說:「他沒有啊!」他說:「妳最好叫他答應,否則我就三天不准他吃東西。」我說:「天啊!這真是一個可怕的導師!希望上帝把這個可憐的徒弟從他那裡救出來!」
但是,你們要知道,那個人的意思是,一個弟子一定要守紀律,他必須完全了解他是他導師,但那個導師說:「看看這些人和你嘻嘻哈哈的,妳仍然不說甚麼。」我說:「我不需要說甚麼,因為我知道如何來改正他們。」
所以這就是母親的特質,她能改正人們的錯誤,她知道誰對她有懷疑,誰對她有誤解,誰又對她有正確的看法。她甚麼都知道,所以她沒有甚麼好擔心的,心也是完全安定的,她也不會像那個導師害怕弟子的行為會出軌或有其他甚麼不對,因為她知道如何去改正。
又有一次我遇見一位紳士,他是一個霎哈嘉瑜伽修習者,他來我這裡,然後解釋一些事給我聽:「母親,妳不知道,事情如此發生…….」我說:「我真的不知道嗎?你認為我甚麼事都不知道。」他說:「是啊!母親,妳怎麼會知道?」然後我告訴他,他小的時候喜歡玩曲棍球。結果他承認了,又問:「好吧!母親,妳對我完全了解,但是我真不知道妳是如何知道的?」
宇宙之母是能看見一切的,藉著某種方法,她會知道。至於她是怎麼知道的,在現階段是不能解釋的。如果她想要知道的話,對於你所做的事,她都能清清楚楚的知道。
母親的第三個特質,就是她是摩耶幻相(Mahamaya)。她像你一樣的說話,一樣的坐著,行為和你一樣,一切事都和你一模一樣。而你對這女士的高深莫測是無法探究的,她用那樣完美的方式所玩的一些技巧是你想都想不通的,因為她是摩耶幻相啊!你認為你自己很好,然後去告訴別人有關你喜愛母親的事,又試著去做任何的事,到最後你會發現她甚麼都知道。當你發現到這個事實的時候,漸漸的你會明白:「她對我所有的狀況是知道得一清二楚的,所以我的一切行為最好要正確才是。」她是怎麼知道的呢?因為她就是在你的心輪中央啊!她知道所有你做過的事情,你正在做的事,或是你想要去做的事。那麼她怎樣來使行為正確呢?不論你在做怎樣的錯誤事情,她就會使這事情達不到結果。如果你說:「母親,我現在決定了,要這樣做,我非要這樣做不可。」從長遠的意義來看是不會成功的,你必須要確實的了解,你的確是宇宙之母的兒子。
我們曾經在孟買或是其他地方想要些土地,沒有人辦得到。我們試了又試,他們甚至於想利用黑市交易及賄賂腐敗的官員等等,我說:「這類的事我是不會去做的。」他們就說:「母親,那我們要如何來完成呢?我說:「會達成目標的,別擔心。」然後這些修習者就開始說:「母親,那不實際」,「母親要這樣,母親要那樣…….」而大家所說的一切,到頭來是非常的不實際的。我說:「到最終,當你們為霎哈嘉瑜伽準備完善的時候,你們自然會得到該有的土地和集體靜室。如果時機不成熟就先有了集體靜室和金錢方面的捐獻,你們會發現各式各樣的壞蛋和邪靈都會跑來把錢亂搞,然後所有的心血都泡湯,紀律會大亂。
這就是為甚麼要給孩子們一些時間去犯錯,從做錯事的過程中,可以學到我們做錯了甚麼,應該怎樣去改正。一旦他們了解錯在甚麼地方,就很容易告訴他們正確的作法,還有該如何去改正。但是若他們一直自以為非常聰明,又是很不錯的人,那就只好讓他們去自找出路了,母親會說:「好吧!沒關係,就照你們自己所要的去做吧!」
你們要知道,母親突破了好大的困難才把人們從幻海裡救出來,那是很不容易的,是一項很龐大的任務。有時候,要同時提昇好幾千人的靈量,就好像我要舉起一座大山一樣,真是辛苦極了!但是一般那些還沒有經過改正的人,會認為我非要給他們自覺不可,這是一種很通常的想法,他們這種愚蠢的自我表現使我覺得很可笑,他們居然認為可強制我給他們自覺!他們開口閉口都說:「我來到這裡枯坐三天,為甚麼還沒得到自覺。」好像我沒有給他們自覺是犯了罪一樣!
故此,一個人對母親的態度要漸漸轉變,他開始想:「她來這裡是為我的幸福,她唯一關心的就是我的福祉,她會用某些方法來使我得到自覺,她做得很辛苦,我必須要配合,我要學習去合作,為了我好而她去做這些,我要了解這一切都是為了我好。」有這樣的正確態度,就非常容易成為一個真正的門徒。
不過,這樣的門徒和一般的兒子或女兒是不一樣的。母親是一位導師,毫無疑問的,從你一生下來的時候,母親就是導師了。對母親來說,要像其他一般的導師那樣的嚴苛無情,那是不可能的。母親不可能像他們一樣。任何人都不能用嚴苛的方法去教導別人,一切要你自己的智慧去明瞭。你應該如何有正確的行為,怎樣去得到自覺,又如何去改變自己不好的態度。」因為如果你太自私,甚麼都想到自己,又愛出鋒頭,這樣母親就會說:「對!對!你很偉大,你真是非常非常了不起!」你知道嗎?直到你突然發現你的「自我」和「超我」變得好大了,然後,她會說:「好了,你過來,你已經替自己造了一大堆毛病,我來幫你治好吧!」所以最好不要做那些錯誤的行為。
一方面,她很願意用所有的力量把你從一切的麻煩中解救出來,比方說,你有心臟的問題或其他的問題,她會不顧一切的去解救你,去治療人的心是不容易的。人們認為母親治好了我們,沒事了,認為是理所當然的,其實並非如此。當你加入霎哈嘉瑜伽一段時間之後,有件事會讓你意想不到,就是當你想去治療別人的疾病的時候,你自己會病上三天。去治療別人是不容易的,那些替別人治病的人,有時候是透過鬼靈來完成的。另有一些被鬼靈附身的人也會替人醫治疾病,因為他們自己就是鬼靈化身,那鬼靈對他們也不會產生影響。他們治療病人時,實際上是放了一個鬼靈到病人身上,而使病人變成鬼靈的奴隸。又像是信仰醫療師,或其他的,比如超意識治療等等。但是當他們在治療病人時,你必須要知道,他們是把一個更嚴重的問題放到病人身上去了。其實那些病人並沒有真正被治好,而他們實際上是把一些疾病放到你身上或是病人的身上。這是非常冒險的遊戲,千萬不要隨便去做。
如果一個霎哈嘉瑜伽修習者想要去治療別人,而他又無法把對方放在真空的瓶子裡,那他自己就會發生問題,會被對方的不良的能量感染到。所以我對所有霎哈嘉瑜伽修習者的建議,就是絕對不要去治療任何人。如果你想治療別人,就使用我的相片,分發我的相片給別人,但是雙手絕對不要碰觸他人的身體。可以告訴他們如何治療自己,但不要去醫治別人,因為你不是鬼靈,如果你做了,會受很到很大的傷害,所以要小心,使用我的相片是最安全的方法,對方會因為對著相片靜坐而有親身的體驗,因此信心增強,穩定度更高,你也會平安無事,不受到任何的感染。
例如昨天,這裡來了一些病人,有人看到就對病人產生憐憫心。結果,他們通通被病人的病氣感染。你們不需有這種憐憫心,難道你們的憐憫心會比我更多嗎?不需要把病人帶來這裡的。不需要這樣做。如果碰到有病的人,你自己不要去碰他,只要告訴他:「母親會照顧你,我們不用說甚麼,你必須用錫呂‧瑪塔吉女士的相片來治病,這樣就會痊癒的了。」
否則你的心輪會受到感染,因為那不是你的工作,你不應該去做的。如果你想去治療別人,有時候是因你的自我驅使,若是出於自我,這樣你便會有麻煩,不是說你不能醫治別人,你是辦得到的。但是你必須要有那樣的程度才行,就是不會因為治療別人而變成有過度的自我傾向。但是,很不幸,那些去醫治別人的修習者都是出於自我,到最後,無一例外,通通都離開霎哈嘉瑜伽,成為恐怖的靈媒。當他們在電話上和我通話的時候,我感覺好像有毒藥灌進我耳朵裡一樣,他們的可怕是你們無法想像的。
故此,這是十分重要的,得到自覺的人不要沈迷於醫治別人,因為你的心輪會受到破壞。在一個充滿恐懼的國家裡,人們的心輪很容易受到感染。另外還有些事情令人產生恐懼,令心輪受損。比方說,去看假導師的書,或是某些內容很驚嚇的書籍,有些人看有關靈量的書便害怕,因為他們無法承受!任何書籍只要是會令你感到驚恐的,也會使你的心輪變弱及危殆。
心輪有兩方面,一方面是母親的兄弟,毗濕奴(Vishnu)降世成羅摩(Shri Rama),在我們的心輪右部,代表那照顧孩子的父親。故此一邊是父親,一邊是母親。雖然父親和母親是兩個方面,但母親亦是父親的姊妹,而舅舅亦是求道者的父親。你們都知道,舅舅比父親更大。這心輪中的舅舅就是毗濕奴和羅摩(Shri Narayana),祂照顧受母親保護的門徒。祂像父親一樣了解孩子。因為在這階段,他們還未認識全能的濕婆神(Shiva)。故此舅舅便照顧孩子,直到他們長大能面見父親。我們也可以說,帕娃蒂(Parvati)、烏摩(Uma)或德維女神(Devi),在母親心輪的位置。在心輪裡,舅舅照顧女神的孩子,若女神給孩子自覺和重生,那時舅舅便會照顧她的孩子,幫助孩子們建立對父親的安全感。
每個人的心輪右部都代表「父親之道」,父道是很重要的,如果心輪右部受損,或有些毛病,就會得哮喘病。哮喘病的成因是因為心輪受到傷害或是和其他一些心輪的疾病引起的。在孩童時期,哮喘病是很普遍的。因為小孩和父親之間的關係有問題,對父親的了解程度,或你自己的「父道」有問題,都會得哮喘病。因為這樣你必須去問那修習者,到底有怎樣的一個父親。有位先生來問我:「為甚麼碰到我的人都問,我的父親是怎樣的父親?每個人都問,我的父親是怎樣的,和我有甚麼關係?」事實上,很多人感到他心輪右部有問題,才問他父親,因為父親和「父道」都在心輪右邊的部位。如果心輪右部弄壞了,就會有一大堆問題跑出來,有許多是我目前不便詳述的。
你會了解到一個沒有父親的人,是多麼的缺乏自信心,而且行為是多麼的不正常,又有些人不知父親是誰,這些人會變得頑強任性,放縱而任意妄為,或者是表面上很規矩,私底下卻是放縱無度,無法無天。失去父親的人是不太懂紀律的,因為通常父親是告知紀律給子女的人,或者這些人常在悔恨和不快樂的情緒中過了一生,他們會對自己的小孩極度的嚴厲,再不然就是過度的寵愛小孩。就是說,要不就溺愛,要不就嚴苛。像這樣的人,小時候可能是非常的守規矩,但長大以後,反而會過度放縱而漫無紀律,這是一種很不平衡的個性。
因此那些沒有父親的人要知道神祇羅摩(Shri Rama)是他的父親,他不用為任何事情擔心,羅摩用一支箭就可以殺死任何數量的敵人,要堅信,羅摩的力量可以克服任何困難。不論是父親健在或是已死亡,完全不需要去害怕的。如果父親已過世了,你可以告訴他不用替你擔心,你很好,請他在平和的狀況下去轉世投生適合的地方,不要執著於塵世的一切。這就是關乎心輪右部的。
心輪左部是你的母親,不論怎樣,任何人都是一樣的。這是「母親之道」,如果你的母親對你非常的不好,或是態度很荒謬可笑,或是母親和你之間的關係極差,那麼左手的感應就會顯出來給你知道了。
所以這兩個要點對人類來說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一個霎哈嘉瑜伽修習者能夠有堅定的心,認為天上的父母就是他的父親和母親,那很多問題就會很容易就解決了。但光相信是不夠的。就好像你坐在車子裡,然後想,要去某處,這樣子是不會到達的,你必須要有動作,發動引擎,踩油門,轉方向盤才行。在霎哈嘉瑜伽裡也是一樣,你必須要有行動,去清除在各輪穴中的障礙,使靈量提昇得更高,並且維持不墜。在霎哈嘉瑜伽裡,「你想」,「你覺得」等是不重要的,你可能會認為你在團體裡的表現很好,很不錯,但事實上不是那樣,真正的是你實際上到達的程度,你的靈性提昇到甚麼樣的境界。就像我所說的,你光是坐在車子裡,甚麼行動也沒有,那車子是不會動的。你應該有所行動,而不是光說不練,最重要的是你有沒有把霎哈嘉瑜伽彰顯出來。極少人知道這個重要性,大多數的人只是從早到晚不停的說這個,講那個,卻沒積極的付諸行動。
即使我現在跟你們講話,我也一直在打開你們的心輪,我一直不停的在做。會有效的,等到演講結束的時候,你會發現心輪開了,就是這樣,因為我知道怎樣去做。我說話的時候,一直在看你們的心輪,發生了甚麼問題,那裡感染到了,然後我到那個位置把它打開。
這就是你們應該做的,即使在說話的時候,也能彰顯出來。或者你很安靜,即使舉起手來,不管你做任何動作,即使是看人一眼,也都能彰顯出來。而不是作一大堆議論。
人類最大的恐懼是他們認為自己犯了很多錯,永遠得不到自覺,會被毀滅,會下地獄去了。這是不對的,如果他們自己不想下地獄,那沒有人會去的。如果你自己想停止墮落,你是辦得到的,現在時機到來了,你將會得到永恆的祝福。
願神祝福你們。
Today’s lecture I’ve given you ah in a way that you should understand importance of confidence, […]

臍輪 New Delhi (India)

臍輪 Nabhi Chakra

1983年2月1日 印度德里

The music was very fine and elevating to all of you. The effect of music in Sahaja Yoga is tremendous, and if a Sahaja Yogi sings the song it’s so great that it acts like a mantra upon My being. So I’m very thankful to Mrs. Venogopalan for singing such a beautiful song today. It stirred Me completely. Then Gavin Brown was very sweet. He’s an Englishman, very gentle and a very steady Sahaja Yogi. […]

莎娃斯娃蒂崇拜 1983年1月14日 (India)

莎娃斯娃蒂崇拜
印度杜利亞 1983年1月14日
藉著愛,各種富創意的活動發生,你們看到劉白對我的愛。在這個地方,你們也對創造漂亮的東西有新想法。因為愛會滋長,你的創意亦會發展。
所有創造力的基礎,莎娃斯娃蒂的創造力,都是愛。沒有愛,就沒有創造力。它甚至有更深層的意義。你要明白,創造科學物品的人也是出於對大眾的愛而創造,不是為他們自己。沒有人為自己製造什麽。若他們為自己製造某些物品,這些物品必須能廣泛的被大眾運用,不然它就是毫無意義。即使來自科學發明的核子彈和類似的發明,也是用作防衛。若他們沒有創造這些武器,人們也不會把戰爭從腦袋中抽離。現在,沒有人會想有大戰爭,當然,他們有冷戰,當他們感到厭煩,冷戰也會漸漸停止。
所以,所有右邊的活動,莎娃斯娃蒂的活動,基本上要在愛中完結。從愛開始,亦從愛結束。不管什麽沒有在愛中結束,就會捲起,完蛋了,只會消失。所以你能看到,即使是物質,不是用在愛上,就只會完蛋。基礎必須是愛,不然,所有我們創造的物品,會是笨拙的,不能融入大眾傳播媒介,亦不為群眾所接受。當然,這要花點時間,你曾經看到,這是要花時間 — 一旦你發現它不受群眾吸引接受,它真的會傾向於消失在稀薄的空氣中。
現在這份愛,我們談及的愛,神偉大的愛,我們肯定透過生命能量感受到它。人們沒有生命能量,但他們仍能在無意識下感受生命能量。全世界了不起的圖畫都有生命能量,全世界了不起的創作也有生命能量,只有有生命能量的作品能經得起時間的考驗,不然,所有事物都會被毀滅。很久以前,必定有建立記念館、可怕的雕像,可怕的東西,但大自然卻把它們全都摧毀,它們都經不起Kala 的衝擊 — 即時間的毀滅力量。因此,一切能維持的,能養育的,使人高尚的,某程度上都是來自愛,愛在我們內在發展得很好,其他還未有自覺的人也一樣。最終整個世界要知道,我們要走向這份神最終的愛,不然這是毫無意義的。
現在你已經看到,從事藝術創作的人用低下庸俗的方法來吸引人,只為讓人以為這是藝術,這些作品都會消失,就如我告訴你,它們都經不起時間的考驗,不能受時間考驗,因為時間會殺掉它們。所有這些作品都要消失,你已經能看到結果,每一處,事物是怎樣在改變,即使在西方。因此,沒有必要對西方那麽失望,亦沒必要說西方世界是浪費的園地,它會妥當,它要做到,特別是它做了很多莎娃斯娃蒂崇拜,我要說,在西方,這個崇拜比在印度做的多得多,因為他們來學習,嘗試找出很多事物,但唯一他們忘記的是祂是女神,學習女神,一切來自女神,這就是他們忘記的,亦是為何出這麽多問題。
若你的學習沒有靈,沒有女神的源頭,那就完全無用。若他們已經意識到靈在成就事情,他們就不會做得太過份。我就是這樣忠告印度人,始終,你們現在有工業革命,要避過工業革命的複雜情況,你必須嘗試認識靈。若你不認識靈,你會與這樣人一樣出同樣的問題,因為他們是人類,你也是人類,你們會走同一道路,你任意的跑,這樣會出問題,與西方人出同樣問題。
莎娃斯娃蒂有很多祝福,我在這短時間內沒可能全都描述。太陽(Surya)給予我們很多力量,不可能在一個講座裡就能全都告訴你們,即使十個講座也說不完。在敬拜莎娃斯娃蒂時,我們是怎樣違反太陽神蘇利耶,怎樣違反莎娃斯娃蒂,我們要清楚的在我們內在看到。例如,西方人很喜歡太陽,因為他們沒有太陽。但他們卻做得太過了,你也知道,在他們之內創造了太陽複雜的情況。透過太陽,我們主要是達至內在的光,是內在的光。若主耶穌基督佔據了額輪層次的太陽輪穴,那麽生命純潔就絶對重要,我們稱為Niti ,是生命的道德。
現在道德在西方變得很有富爭論性,人們對絶對的道德沒有任何意識。當然,透過生命能量你是知道的,但他們都反對它。那些敬拜耶穌,敬拜太陽,敬拜莎娃斯娃蒂的人都反對它,反對太陽的力量,就是不服從它。因為若你對道德和神聖沒有正確的意識,你不能是太陽。太陽帶來光,能讓我們看清楚一切。
太陽有太多品質,它把潮濕的,骯髒的,污穢的弄乾,弄乾製造寄生蟲的地方。西方製造了很多寄生蟲,不單寄生蟲,還有很多可怕的邪教,可怕的東西來到這些理應充滿光的國家。在黑暗中,他們生存。對靈,對知識,對愛的黑暗。這三種東西取代你們應該愛光明的位置,這裡說的光不是你肉眼看到的光,是來自內在的光 — 愛的光。我們要明白,愛的光。那份光是那麽撫慰,那麽甜美,那麽漂亮,那麽巨大,那麽豐富,除非你內在能感受到這份光 — 這份光是純潔的純粹的愛,純潔的關係,純潔的理解。若你內在能發展這種光,一切都會得到潔淨。「清洗我,我會比雪更白」。當你完全潔淨,就是會這樣。
大自然最純潔的形相就在我們內裡,我們的輪穴就是由大自然最純潔的形態製造出來。透過思維,我們是唯一破壞它,違背同一個莎娃斯娃蒂力量的人,你們都在違背莎娃斯娃蒂。
莎娃斯娃蒂潔淨大自然所有不潔,但我們卻以我們的腦袋活動破壞一切。我們的腦袋活動違反純潔的理性。我們就是要明白 —  我們不要用思維來弄髒這份純潔的理性。我們的思維能令我們那麽傲慢,那麽自我中心,那麽不純潔,因此我們真的在吃下毒藥後,卻說︰「這樣做有什麽錯?」正與莎娃斯娃蒂相反。若莎娃斯娃蒂在我們內在,她給我們Subuddhi,智慧。這就是為何我們要敬拜莎娃斯娃蒂,敬拜太陽。我們必須有清晰的視力,知道自己要成為什麽,在做著什麽,活在怎樣的污穢中,我們在想著什麽,不管如何,我們來這裡是為得到解放,不只是為縱容我們的自我,不是與我們內在的污穢一起生活。這份光已經來到我們內裡,我們要嘗試昇越在我們四周製造的思維污穢。
除此之外,你要走得更高,亦要明白在我們內在有個傢伙叫自我。這個自我是虛假的,絶對虛假的,你什麽也沒做。實際上,當你把雙眼四處轉,當你把注意力放在不同地方,這只是你的自我想控制你。自我實際是絶對虛假,因為只有一個自我,那就是大能的神, Mahatahamkara。
自我真的並不存在,它只是神話,很大的神話,因為若你開始想,是你在做一切 — 你在做這事,你在做那事 — 實際你卻什麽也沒做,那麽,這個荒謬的自我就會出現,你開始縱容它。它能投射到各個方向。當它向前投射,就控制人,想控制人,想殺掉人,變得殘忍;當它移向右邊,就變成超意識,開始看到荒謬的,愚蠢的,呆笨的事物;當它移向左邊,它開始說話 — 我是說,看到事物 — 說自己是巨人,巨大的基督,巨大的女神,或一些像太初導師的人,「我是很偉大的人格」 — 這就是偏左邊;當它移向後,這就很危險。
當人成為導師,這是在毀掉其他人。當他們的自我移向後,他們就變成導師,他們有很多缺點,想推人進這些被形容為絶對Naraka的可怕事物。這就是自我移向各個方向的情況。
現在當人想運用他們的右喉輪,談及自己,這是最差的。不管你有怎樣類型的自我,若你開始吹噓它,談論它,它就圍繞你,令自我的牆變得那麽厚,因此完全沒法滲入穿透它。因為這類人完全滿足於自己,相信自己就是這樣。一旦他開始相信這種荒唐,就沒法,沒法滲透入去。
因此,當你吹噓這些事物或你誇張的談這些事物,就要小心,你要明白,你知道我是誰,我有多少次說︰「我就是這樣?」即使我說過一次,也為你帶來巨大的生命能量,但我有多少次這樣說過?至多若你說了一些事情,我只會說︰「對」。我沒有這樣說,若我大聲的說,我不知道有什麽會發生,或許就是一陣疾風。因此,我們要明白,是Mahatahamkara 起作用,也是祂成就事情,亦是祂創造。我有時向你叫喊,所有亡靈立即跑掉。我只是叫喊一次。昨天,你們看到所有在咳嗽的亡靈都跑掉,昨天我只是開始…,所以你要明白,你現在是有自覺的靈,你也能做到。運用你的右喉輪向自己叫喊︰「現在請你停止吹噓,停止說所有荒唐的事情,停止炫耀!」那麽它就停止了。
現在這種小說情節真的發生在主動的人身上,他們想為此做點事,不是說他們不主動,他們想做,但他們知道只有一個途徑,就是要不停的說話,他們不明白透過內在的途徑,更能控制它,因為他們不想用這個途徑,所以只用說話,一旦他們用言語來不停的說它,整個力量就會消失。若他們不談它,只把它保存在內,還可以。你可以告訴我你的經驗,若你開始告訴人,說得太多,那麽你取得的力量就會漸漸消失,你只會降至完全低下的層次。所以我們不應說太多︰「我有這個力量,我有這個力量。」或「我看到這個」或「我做了這件事」,這都是很錯的事,我警告你,不要炫耀。
對,你可以談我的力量,這是可以的,但不要說你的力量。當說到,當然,與某個負面的人交談,或告訴某人,你應說「我們」不是「我」,要說「我們」擁有,我們一些人已經內在感受到這份能量,我們也曾見過人擁有這力量。或許只是你擁有,但你不用說︰「我」擁有,要說「我們」擁有,那麽你就變成Mahatahamkara。當你說「我們」,對,我們一些人,我們真的這樣。就如在葛雷瓜的書裡,他也說「我」成功了,「我」看過,他不應有那麽多「我」,而應是「我們」、「我們以為」、「我們的確」,「我們」,即是說整個集體存在體,整個集體有機體,霎哈嘉瑜伽士的活生生有機體。所以若你說︰「對,我們一些人取得它。」即是說你貶低自己,把其他人放在你之上,要說︰「對,我們一些人擁有,我知道有些人擁有。」
我們就是要這樣處理它,因為若你要控制自我,必須容許它擴散到每一個人,這樣你就能令它完全妥當,讓它擴散。「我們,所有霎哈嘉瑜伽士,我們全部人。」
但這份傲氣卻不在,我看到這份傲氣並不在,仍很個人主義。若你開始想︰「我們是霎哈嘉瑜伽士。」那麽什麽會發生,你變成一個品格,一個組織。
但這個人會看不起其他人,他會看到這個人很低下,那個人更高尚,另一個人是這個地位。他不會想「我們」霎哈嘉瑜伽士,我們是何等美麗。「我們」,霎哈嘉瑜伽的身體,我們是何等美麗。因此要常常想著「我們」這個字,那麽你的自我就會變得越來越小。同一個自我,看來是那麽有趣,那麽荒謬,它會構成明天,十一種毀滅力量(Ekadasha)。今天,個人的自我會融入十一種毀滅力量,你們必須記著要時刻都說「我們」。
今天對我們是改變的大日子,因為現在太陽已經轉變它的方向。現在,太陽從這一邊來,讓我們歡迎太陽來到北方,對澳洲人而言,雖然太陽已經走了,讓我們建立太陽,我們內在太陽的領域,因為太陽永遠不會在我們內裡消失。
我們就是這樣採取一種態度,只應想及一種個性,我們全部人一起,全部人一起。任何想分裂出來或與眾不同的人,他們都會消失,我會令他消失。不管如何,他會消失離去,所以你不用擔憂自己,也不用擔憂任何人想抽離或是什麽。
每個人都要做他們喜歡做的事情,滋潤培育整體,幫助整體,解放整體。不管如何,不是貶低任何人,因為霎哈嘉瑜伽不是這樣,霎哈嘉瑜伽只能在集體起作用,滲透瀰漫這種品質的靈才是真正的霎哈嘉瑜伽士,誰不是這樣,就不是真正的霎哈嘉瑜伽士。
不管你怎樣想自己,我沒什麽可以說,但這種滲透的個性,從一處移到另一處,不管你有沒有說話,就如你的母親,不管我有否與你會面,都是沒任何分別。但我在滲透進你們全部人,透過一些小事,我也與你們同在。就像這樣,嘗試互相滲透,看看這份美麗。你會更自得其樂,因為這是件大事,你要成就達致的大事。因為這個自我令你像硬殼果,你因此不能與這份滲透的美麗有親密的關係,只看看音符怎樣互相滲透交流。
今天,這會是個了不起的主意,我們今天在杜利亞(Dhulia印度城市) 做崇拜是件大事。杜利亞的意思是微塵。我孩童時有天我寫了一首詩歌,我還記得,是很有趣的詩歌 — 我不知道現在把它放了在那裡 — 詩歌說我想成為微塵,在風中飄蕩,它飄到每一處,能坐在國王的頭上,能俯伏在某人的腳下,亦能飄到小花朵上,也能坐在任何地方。我想成為微塵,那是芬芳,那是富滋潤性,能開悟啟迪人。
就像這樣,我曾寫過一首很漂亮的詩歌,那時候,我記得我必定只有七歲。「成為微塵」,我仍記得很清楚,很久以前,我應是一顆微塵。因此我能滲透入人們,成為微塵是件大事,不管你觸摸什麽,就變成…(聽不清楚),你只要感覺,就有芬芳,能像這樣是很了不起的,這就是我的欲望,它已經達成了,我年幼時,就有成為微塵的想法,今天在與你談話時,我想起我想變成微塵,這個地方就是這樣。
劉白就像這樣,她是個簡單的女士,很簡單的女士,她像很簡單人一般過生活,但她有滲透人心的意識。昨天很多霎哈嘉瑜伽士來到,我肯定他們會好好擔起霎哈嘉瑜伽,有很多來自杜利亞的霎哈嘉瑜伽士,我肯定會有更多人來,我希望你能與他們會面,成為朋友,嘗試認識他們,他們或許不懂英語,找人來當翻譯吧,與他們交談,好好接待他們,與他們成為朋友。我想你為滲透而與他們會面,你應知道誰是這裡的人,誰是來自納西克(Nasik),因為不知怎的,我們從未遇過這個特別地方的霎哈嘉瑜伽士,當我們回去,我們只拿到一或兩個地址,這不是好主意,嘗試看看這裡有多少人,詢問有關他們的問題。
這份滲透只能在你的自我開始滲透四周才有可能發生,這是克服右脈問題和怎樣敬拜莎娃斯娃蒂的方法。因為莎娃斯娃蒂手拿維納琴,維納琴是原初的樂器,她演奏得像音樂,而音樂滲透人心,你不知道它怎樣進入你,怎樣成就事情。霎哈嘉瑜伽士就是應該這樣滲透人心 — 就像音樂滲透人心。
我告訴你,她擁有很多品質,不能在一個講座裡完全描述,她其中一種最偉大的品質是她最終變成精微,就如大地之母最終成為芬芳,音樂最終成為韻律,就像這樣,不管她創造什麽,最終都成為某些偉大的東西,物質,不管她創造什麽,最終都成為美學。若物質不能有美感,那就是粗糙,就像一切,現在你會說,什麽是水,水變成恆河。
這些都是精微的東西,因此物質進入精微的東西,因為它要滲透,它必須滲透,不管什麽,最佳的要算是空氣,空氣變成生命能量。
你能看到怎樣,不管什麽從物質而來,來自五大元素,變成精微的東西。當然,左右脈一同把它成就,因為愛要為此工作,當愛在物質發揮作用,它就變成這樣,這就是我們怎樣看待自己的生命,要讓它成為愛和物質的漂亮結合體。
願神祝福你們!
Read twice  on 21/10/2016
  […]

聖誕前夕講話 Pune (India)

聖誕前夕講話
印度浦內 1982年12月24日
 
在慶祝基督誕辰開始前,我們先要簡短回顧祂出生後我們所做的事,以便瞭解自己所在的位置與祂之間有何關聯。基督是童貞女的兒子,所以即使最輕微的污點也不應存在於祂身上,祂降世是為了完成一項最偉大的工作——創造我們額輪的意識,這個工作會幫助吸去我們所有的罪,所有的制約和所有的自我。這項偉大的工作讓我們的內在建立起偉大的人格。然而不幸的是,我們已經破壞了內在這些機制,致使讓基督徒得到自覺成為最困難的事。
 
一方面,我們有太多的制約。正如大家所知道的,透過天主教和基督教相關的其他思想,我們在超我中創造出可怕的制約,我常常想,它們就像堅硬的岩石。但那些天主教堂中的人卻都自高自大,甚至在面對我時,他們的眼神閃爍不定,他們的額輪並不坦誠。
 
如果你真的希望在霎哈嘉瑜伽裡升進,就必須完全放棄所有那些制約。我們進化到這個階段,一直企圖創建各種機構——當然,我們集資,毫無疑問,很多錢——各式各樣的戲劇,羅馬教皇的戲劇和大主教的戲劇,還有所有這些大主教們以及所有的蠢事,所有那些無聊蠢驢般的人也被創造出來。他們完全與基督無關,與上帝無關,沒有上天生命的意識。對他們來說禁止人做某事的唯一方法就是完全地宗教化。這將西方帶入如此黑暗的境地,以致于霎哈嘉瑜伽必須通過極其廣泛的形式非常快速地成就出來,否則,你便無法克服大主教、主教以及教皇們的可怕想法。
 
另一方面是自我部分。像弗洛依德這樣的人到來,他們把絕對反上帝的思想帶給人類,絕對地違反上帝,絕對地違反聖母和聖子,是荒謬的。這些反上帝的邪惡想法滲入人們大腦,於是人們開始說:“有什麼錯?這些都是制約,我們要清除所有制約。”於是他們走向了另一面即自我導向的一面,這便是基督必須解決的問題。因此,我的意思是,基督在西方被確立後,他們必須看到自己製造了所有障礙,而這只能是在陽光下,打開後額輪才有可能。
 
儘管如此,我發現所有來自西方的霎哈嘉瑜伽士仍然更執著於基督教而不是基督。在你之內仍然有揮之不去的基督教情結,這個基督教情結必須要去掉。而印度人更善於脫離所有荒謬的想法。因為在這個國家每件事我們都有無數的挑戰。對於制約,我們有很多挑戰,對於自我導向,我們有很多挑戰。所以人們已習慣了放棄。但在西方,我們仍然非常執著于毫無意義的基督教。
 
這與基督毫無關係,相信我,這種在你腦中揮之不去的狂熱必須放棄,否則,你對基督便沒有任何公正可言。那就意味著你接受了另一種宗教,像印度教,或者任何荒謬的耆那教,其他之類的什麼宗教。基督教的本質、原理是基督。這個本質現在被所有荒謬之事好像烏雲般層層地包圍,你們真的必須把“基督教”這個詞從你們的詞彙表和思想中刪除,否則,你們永遠無法抓住它的本質。相信我,這是事實。
 
現在即使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基督所說的或者聖母瑪利亞所說的話上,也都是通過這些可怕的人傳達給我們。所以不妨學習其他的神祗和其他偉大的降世神祗,我們便可以得到中和。你必須通過學習其他神祗,比如,錫呂•格涅沙,來努力中和自己的注意力。
 
如果你談論錫呂. 格涅沙,那麼要明白祂是基督的本質。格涅沙是基督的精髓,基督是錫呂. 格涅沙力量的顯現。因此,如果你深入大多事情的精髓,那當然更好,那麼,基督就在那,但我們必須看到祂如其所如的本質,這本質以前很少人能看到,但現在在霎哈嘉瑜伽中,你應該看到祂的本來面目。祂首先是神聖中最神聖的。你接受那個位置。跟這個弗洛依德的胡言亂語沒有任何關係。那些稱自己為基督徒的人,一周之內他們用五天時間去做弗洛依德所有荒謬的事,第六天他們談論基督教,第七天他們上教堂。他們怎能上教堂?我是說,他們怎麼能稱自己為基督徒——用什麼標準衡量的?告訴我。我是說,只是想想看。印度人已經讓他們滾蛋因為他們不明白那是怎麼回事。那樣荒謬至極,污穢下流。神聖中最神聖的,我們卻用荒謬的想法把祂拉到如此低俗的層次。
 
所以你們要明白天主教的制約讓我們如此厭惡自己,導致我們走向另一端,有過之而無不及,比制約更甚。你卻與這些人聯繫不斷,從早到晚,他們不是弗洛依德派就是所謂的基督徒,即使在獲得自覺後依然如此。但是你們必須明白,你們是特殊的人群。你在他們之上,你們已經升到他們之上。基督已被喚醒。
 
所以要公正地對待基督,你必須去除所有制約,從基督教開始,如果你有任何的制約,或者你曾屬於弗洛依德一派,你要脫離那個可怕的傢伙,他絕對的反基督。噁心,噁心,噁心!我們與弗洛依德的理論沒有任何關係,一點關係都沒有。相信我,我們無需就任何事在任何觀點上去維護他。他充分利用人們的反感發展出許多制約,然後他編造出所有這些故事,因為他將自己放在一個很低的水準上,以任何標準來衡量都算不上是人。你看,基督為人而來,但不是為那些低水準的人來,即使麻風病人也好過他,我想。真可怕!甚至想想都令我作嘔。這是極不聖潔的事,因此,為了一切實際目的,我們必須明白,我們和弗洛依德沒有任何關係。他是蠢人、是污垢,絕對是低層次的人,我們從他那裡或從他的思想中,不會學到任何東西。
 
現在另一方面就是教堂的制約。還是有很多霎哈嘉瑜伽士仍然對此困惑。當然,如果你要拯救所謂的基督徒,你必須去除他們的制約。幸運的是,我們有人寫過這方面的文章,談論這些事情對社會有怎樣的危害。
 
但是仍沒有人意識到這是反基督的活動。它就是反基督的活動。基督來到這個地球上,在這裡摩西已經建立了正法。在基督之後,有那麼多。祂想人們應處於平衡中,祂必須傳遞出祂復活和升進的資訊。這就是祂來到這個地球的目的。但是他們之後做了比伊斯蘭教更糟的事,伊斯蘭教就在聖經中。所有這些法律都在聖經中,聖經說任何人做了這樣的事都應被殺死,任何人像那樣做都應該被砍頭。所有這些都包含在聖經中。你看,不管是穆斯林做著什麼都包含在聖經中,都來自於聖經。所以為了中和這些,弗洛依德先生開啟了另外一種風格。
 
 
對於我們來說,上天的律法在約束著我們,因為我們知道那是升進的唯一道路。這不是強制性的,而是自願的接受,我們要升進,我們要完全妥當,霎哈嘉瑜伽裡沒有制約,只有我們如何提高,如何走得更遠。所以,我們能接受現狀,並不斷前進。這就是為何自覺會給你力量去戰勝你頭腦中反基督的活動。你們必須面對自己,這是主要的。我說,你們不但必須面對自己,還必須面對周遭所謂的社會,為了自己看清楚這些你們還沉浸其中的、完全有害你們成長和升進的思想制約和反基督的活動。由於你們現在已是得到自覺的特殊人類,你們要和自己辯一辯,然後得出正確的結論。與他人爭論則毫無益處。
 
正如你們瞭解的那樣,因為制約,人們沉默不語,但制約卻在內在不停增長。因為自我,人們太過健談,他們用語言侵犯他人,自我也增長過甚。所以,人必須處於靜觀的狀態,也就是該說話時,你會說話,該沉默時,你會保持沉默。這是在喉輪的層面。在額輪層面上,你會憎惡一切醜惡的、不聖潔的和污穢的事物。因為現在你的內在已經發展出一種新的感知力,產生了一種新的對神聖和吉祥的感知力。試著增強你內在的這個吉祥的感知能力。我發現人們很容易粘住負面的人。他們認同負面的人,非常普遍。他們認為自己有同情心,正在做的是憐憫同情之類的事。
 
這個人可能是你姐妹,可能是你的兄弟、母親或可能是你的妻子、孩子,可以是任何人。但由於你執著於這樣的人,你實際上是在害他,因為那個人可能要下地獄,那麼你也會下地獄。所以,如果你想對這個人做點有益的事,最好是不要執著那人,告訴他這些都是反基督的活動,去追隨那些從事神聖事業的組織,讓他明白力量只存在於追隨那種組織而不是執著于某個單一的負面人格的人。
 
現在,你們每個人都有些經驗,我給你們舉個例子,某人的妻子,她不在這,他也不在這,但是瞭解下她的事會比較好。他非常執著於她。他和她結婚了,他來問我。我很吃驚他居然那麼遲鈍,他為何不能看明白她?他為何不瞭解她?不過我不知道該怎麼說。
 
如果我說不要結婚,他會認為母親是想要強迫他或什麼。我不知道該說什麼,但我真的感到震驚,大約有兩分鐘,我什麼話也沒說。我肯定她玩得一手好牌。我說,“好的,你們可以結婚。你們會很快樂,如果你們有這個願望,你們會得到快樂,就這些。”我沒有說“喜樂”這個詞。如果你認為你能獲得快樂,那麼就結婚。現在她嫁給他了,然後他說她必須要跟他去英國。他帶著她。我嘗試阻止這件事,我告誡他:“要小心。”結果他們丟了護照。他找到他的護照,她沒找到。但他緊抓住我不放。他說請求瓦斯塔瓦先生,無論如何讓她找到護照,護照應該在那。我說好吧。然後他們造了一份她的護照。然後她跟著我,現在還一直跟著。
 
我說:“請帶走這位女士,我不想她一直跟我在一起。這令人頭疼,整個24小時都跟著我。我必須得有時間和這些可怕的附體分開。請讓她離開,她糟透了。”但是他不能理解我,仍然站在她那邊。然後有一天,她攻擊了我的心臟。心臟仿佛遭到了重拳的襲擊。我說,現在你把手放在我的心上看看,它悸動的像什麼似地。他無法把手放過來,甚至無法把手靠近我的心臟。我說,現在讓她離開。當她離開時,心悸就停止了。然後他意識到這個問題,但是他還是沒有放棄她,沒放棄她。
 
我去洛杉磯,她到處跟著我。真讓人同情,你看,她早應離開了,她是精力相當充沛的婦女。但是在洛杉磯,她漸漸地開始對他呲牙咧嘴。最後,他陷入麻煩,他開始出現疼痛,但當我一離開洛杉磯,她就得了癲癇。這時他才意識到把她時刻帶在我身邊是件多麼危險的事。現在他不能讓她離開,因為她得了癲癇。他沒把她帶回去。她不停跟他們講訴她可憐的故事,以此來攪亂所有的靈舍——“哦,你知道我丈夫,他想離開我”,這個,那個,無稽之談,所有的人都被她迷惑。
現在,她是一個附體,又一個附體,再一個附體。附體逐漸增多。多一個附體對另一個表示同情,就又多了一個附體。一旦你施予同情,就又多一個附體。她還不停製造問題——“你看,這個不好,他不好,他反對我,這個家庭反對我,那個反對我。”然後一些人心輪感染,心輪被感染。因此後來他讓她離開。
 
現在你不要再重複所有這些無聊的事。不要容忍負面,不要總帶著它,審慎明辨是平衡中重要的一部分。無需恐懼,但審慎明辨是平衡中重要的一部分。明白嗎?如果你有負面,最好去除它。如果有人是很負面的,最好不要和他有什麼關係。無論是什麼血緣關係,也不要和他有什麼關係。因為降低自己毫無用處,如果你是個求道者,一個有責任心的求道者,一個霎哈嘉瑜伽士。你們必須要小心。
今天是耶誕節,我得說,因為戰爭只是從額輪爆發。因為如果偏離了基督的原理,你就開始爭論不休,反過來支持了負面。常常都是這樣,走在相反的方向上,對嗎?然後你們進行所有反對基督的言論。同樣的額輪,當它變得可笑,你開始把絕對虛假和錯誤的事看得非常合理。所以我們必須保持警覺。我們要和基督在一起。現在,他們也會說一些得到生命能量:“母親,很好。我在那也滿是能量,真的,我們看到生命能量。”什麼都沒做,我感覺很尷尬,有時我不說,我感覺很尷尬。
 
人們也會跟我玩一些把戲來控制我,因此我十分擔心,有時,怎麼跟這些人說呢。因為我看到自我傾向的人極其敏感。現在他們並非傲慢,但卻極其敏感,如果你告訴他們任何事,他們都不會接受。就像昨天,我批評了普納所有的人,他們說那是為了我們好。沒人說:“母親,為什麼說這些,這些事?”沒有,沒人這樣。每個人都說是為我們好。但是在西方,如果你批評他們,那麼你也會被批評。沒人會那樣來接受那些。
 
所以我要告訴你一件事:要解決你的自我問題,首先,知道嗎?不要跟你的自我玩遊戲,而且,還要看清你的制約,即附在你身上的亡靈,所有這些制約已經變成你體內的亡靈。所有教堂的亡靈都跑到你們腦中。他們都在那,所以你必須明白不能有任何亡靈,因為我們一定要是神聖的,我們一定要是潔淨的。我們要獲得重生。我們是重生之人。基督已經拯救了我們。但是你們必須想到祂為我們做了那麼多工作。你越是站在負面那邊,我們傷害基督就越多,折磨祂越多,麻煩祂越多。基督出生在最艱難的環境——馬廄裡,出生之地人人都要求舒適,而祂在生命的最初就經歷了艱險的生活直至死去。你們可以看到,祂本身就是出生在馬廄裡,你們沒有一個人出生在馬廄裡。而基督徒對舒適卻是那麼在意,最令人驚訝的是,為什麼基督出生在馬廄裡?在一個非常非常寒冷的夜裡,基督出生了,衣不蔽體,卻閃耀著祂的美麗。
 
現在我們要把基督非常舒適地安置在我們的內在。我們不要在額輪把“馬廄”給祂,思想的馬廄或冠冕——我們不要給祂這些。我們要令祂舒適,不再以憐憫來接受負面。你要好好地朝向你們的吉祥、神聖,以便基督能享受安住在你的額輪。我們不要用無用的想法、不舒服的行為、不吉祥的外表以及接受不神聖的錯誤思想來折磨祂。
 
試著去尊敬祂,祂站在那,努力讓祂感到舒適。我希望我能做到,但是祂駐於每個人的額輪處。如果祂只是在我的額輪,我早就令祂得到最大的舒適,但是祂要在每個人的額輪處顯現。
 
所以作為母親,我要求你們照看好祂,給祂好的住處,一個舒適的時間,因為祂出生是為了讓你重生。祂被賦予了一項如此偉大的責任去吸入你們所有制約和自我,但不是說你要把石頭放在它上面。
 
有時我發現一些西方人的制約是如此之大,像大山壓在小孩身上。有時,我發現一種巨大的難聞的呼氣。自我的可怕呼氣,發出惡臭,像一陣大風吹向額輪,從這種糟糕的自我發出的可怕難聞的氣味。
 
絕對不能用這樣的方式對待誕生於你內在的王中之王。你受到如此敬重——基督在你的額輪誕生。但你要尊重你的額輪。
 
你應把注意力保持在中央,這樣才不會搖擺不定——想像下,把一個孩子,正如他們說的,把一個孩子放到翅膀上。所以額輪一定要保持非常潔淨、健康和神聖。注意力要聖潔。外在的注意力仍不夠聖潔,應當是無執著的注意力。如果你開始透過你的額輪來看,它會展現一種聖潔的力量,以致於任何人,看到你的眼睛都會瞭解安寧從這雙眼中流出,沒有色欲、貪婪和攻擊。所有的這些我們都能達到,因為有基督在我們的額輪中。在那接受祂。祂已經出生,還需要繼續成長。我肯定霎哈嘉瑜伽士會明白額輪有多麼重要。
 
在東方,沒問題,因為對他們來說基督就是格涅沙。格涅沙是個孩童,他們肯定知道孩童是沒有任何污染的,沒有問題,什麼都沒有。所以談及罪,他們仍然是孩子。有個故事:有位牧師去一個村莊做大型講座,村民們得致謝。所以村民站起來說:“非常感謝您告訴我們所有人這些事,我們曾不知道何為罪,感謝上帝您告訴我們罪的存在!”。所以他們腦中本沒有這些意識。他們並不理解。你會吃驚,你不能去問印度人,要知道,他們不會明白它的含義。他們可能會說弗洛依德先生,這個,那個,但是他們不明白,這是反上帝的。實際上,我不知道,直到有一天,當拉斯托姆很猶豫地告訴我它真正的含義時。所以那就是本來的意思,我們要明白。
 
今天是聖潔偉大的一天。讓我們在額輪處慶祝基督的誕生,讓我們頌贊祂,讓祂在純潔的本質中,在祂聖潔的身體中,祂應該在那,不是基督教也不是那些無聊的弗洛依德派。基督教和佛洛德派都是一樣地糟,二者之間沒什麼區別。無論你用山壓在孩子身上殺掉他,或是用可怕的惡臭,骯髒的氣味吹向他,那都是一回事。
 
所以請千萬去除這兩種思想。只有在純潔之中你才可以敬拜祂,絕對的純潔,因為祂就是純潔。現在你可能會說:母親,如果祂是純潔的——有些愚蠢的人問我:“如果祂是純潔的,那麼我們怎會令祂不純潔?”我的意思是,如果你不尊敬祂,祂為何要在那兒?祂會消失。祂喜愛純潔。祂會從那消失——這對你一點好處都沒有。所以最好是準備一個搖籃,美麗的搖籃,愛和誠實的搖籃,如同祂母親為祂準備的那般。用所有的甜蜜、善良和信心,你將令基督的美麗和吉祥得到滋養。
 
願神祝福你們!                 
You can sing. After food we will have a bonfire here and then we can sing a nice some carols, till twelve o’clock and then our great friend who is here, Mehrotra, he has decided to give you some cakes and tea – we’ll have some cakes and tea and then you can sleep off. […]

摩诃迦利崇拜- 1982年12月19日 马哈拉施特拉邦(印度)罗纳瓦拉 Lonavala (India)

摩诃迦利崇拜- 1982年12月19日 马哈拉施特拉邦(印度)罗纳瓦拉

摩诃迦利崇拜- 1982年12月19日

马哈拉施特拉邦(印度)罗纳瓦拉

Shri Mahakali Puja, Lonawala,
Maharashtra (India),

19 December 1982.

(从孟买到浦那途中的一个山上车站)

所以,欢迎大家,所有霎哈嘉瑜伽士,来到这个伟大的瑜伽国家。今天,我们首先必须在内在建立起愿望,我们是求道者,我们必须达成全面的成长和成熟。今天的崇拜是为整个宇宙而做的。

整个宇宙应该受到你的愿望 (desires)的启发。你的愿望应该是如此强烈,以至于祂们散发出摩诃迦利力量
( Mahakali Shakti ) 的纯粹生命能量。摩诃迦利的力量就是成为灵 (the Spirit) 的纯粹愿望。这才是真正的愿望。所有其它欲望都如梦幻泡影。
你是被上帝选中的人。特别是,首先表达你的愿望,然后实现它。藉由你对纯洁的强烈渴望,你必须净化整个世界。不仅洁净求道者,甚至洁净那些非求道者。
你必须创造一层环绕宇宙的愿望的光环,去达到终极,成为灵。

没有愿望,这个宇宙就不会被创造出来。这上天的愿望就是圣灵 (the Holy Ghost),就是这无所不在的力量,就是你内在的昆达里尼。昆达利尼只有一个愿望,就是成为灵(The Spirit),。如果你愿望任何其它东西,昆达利尼不会升起。只有当祂知道,这个愿望将被某个正面临求道的人实现时,祂才会被唤醒。如果你没有这种愿望,没有人能强迫你。霎哈嘉瑜伽士绝不应该试图把这种愿望强加于别人。一旦你获得「自觉」,我们面临的第一个考验就是,你开始考虑你的家庭。你开始想,“我的母亲还没有得到它,我的父亲还没有得到它,我的妻子还没有得到它,我的孩子也还没有得到它。” 

你必须知道这些亲属关系是世俗的,梵语是“laukik”。他们不是“aloukik”
[神圣的],他们并没有超越世俗的关系。这些是世俗的关系,这类依恋都是世俗的。所以,假如你陷入其中,当然,正如你所知,摩诃摩耶力量会允许你周旋。你继续吧,只要你喜欢。人们把他们所有的亲戚,父母,这个那个带来见我,最终他们发现他们做的都是非常错误的事情。他们失去了许多宝贵的时刻,许多时间,许多岁月,他们把自己的精力浪费在那些根本不值得母亲放注意力的人身上。你越早认识到这一点就越好,你内心可能有这种愿望,但是你所谓的世俗关系中的任何一个人可能都没有这种愿望。不起作用。当基督被告知他的兄弟姐妹在外面等候时,他说:“谁是我的兄弟,谁是我的姐妹?” 

因此,人们必须意识到那些一直卷入家庭问题,并常常想吸引我注意力的人,你必须知道我只是在周旋。这对你没有价值。

对于你的升进而言,首先要做的是不要有在你亲朋好友心中建立纯粹愿望的欲望。这是建立摩诃迦利力量的第一个原则。特别是在印度,人们过份依附家庭,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如果你给一个人带来了自觉,你会惊讶地发现他们所有亲属都带着一大堆亡魂(bhoots),一旦你给一个人带来自觉,你就会遇到麻烦。然后所有的亡魂都走进来,慢慢地,折磨我的生命,浪费我的能量,绝对令人讨厌!

你应该明白这并不吉祥。如果你想浪费你的时间,我允许。但是如果你想要快速升进,那么首先必须记住,这些亲属关系是绝对世俗的关系,这不是你的纯粹愿望。因此,试着将你的纯粹愿望与世俗的欲望分开。这绝不是要建议你放弃你的家人,放弃你的母亲或放弃你的妹妹 – 没有。但是你只要静观他们,自己看看,正如你会看着任何其他人,看看他们是否真的有渴望。如果他们真的有
– 那好。他们不应该因为是你们的亲属而被取消资格。。应从两个方面来对待。他们不应因为是你们的亲属而获得资格,他们也不应该因为是你们的亲属而被取消资格。

所以在霎哈嘉瑜伽中,为了让你的愿望成为一种纯粹的愿望,你必须摆脱许多的事情。但对于那些依恋家庭,受家庭束缚的人,他们必须确保他们不会把霎哈嘉瑜伽强行加诸任何亲属身上,至少不要把这些人强行加诸我这里来。

[锡吕玛塔吉咳嗽]:我每天都在讲话…… 
[锡吕玛塔吉用印地语发言] 

我要讲讲锡吕‧克里希纳(Shri Krishna)了,否则祂认为我只是在谈摩诃迦利 [锡吕玛塔吉笑]

现在我们内里的这种欲望,即显现中的摩诃迦利力量(Mahakali Power),以很多不同方式来到我们内在。正如我告诉你的那样,首先,它是在得到自觉之后来到我们当中的,因为你们都是霎哈嘉瑜伽士,要为我们的亲属做点什么。然后是我们的第二个欲望来到
– 就是让我们尝试治愈那些与我们有亲属关系的人。这是第二个欲望,你应该面对自己,并且看到,这已经发生在你们很多人身上。所以,从麻风病到任何小事,如感冒或打喷嚏,无论他们有什么,你认为你应该带给母亲处理。你家人的所有担忧都应该交给母亲。简单的事情,如怀孕或打喷嚏,非常简单的事情
– 这么自然的事情,竟然也引起了你的注意。因此,当你注意到它们时,我会说:「好吧,继续吧。如果可能,尽量解决它吧。」但是,如果你没有把它们放在注意力之中,它们就在我的注意力之中了。你把他们交到我的注意力中来,
我自会处理。

但那是一个恶性循环。这是一种非常微妙的思维投射。思维这样会想:“好吧,母亲,我们没有放注意到这一点,那么请你最好照顾它。”
这不是那样的。你应该只有一种强烈的愿望:“我有没有成为灵
(The Spirit)? 我达到终极 [目标] 了吗? 我是否升进到已超越了世俗的欲望?“净化它。一旦你开始净化任何脱落的东西,我就会照顾它。这只是一种承诺,但不是担保。如果这真的配得上我的注意力,我一定会照顾你。

你必须重视你的注意力,如同我重视我的注意力一样。我认为你必须比我更重视自己的注意力,因为我可以在内部管理更多的事情,因为一切都在我的注意力中。但是你要试着从你面对的世俗问题中净化你的欲望。如此,你进一步扩展它,然后你开始思考:“母亲,我们国家的问题什么样呢?”好吧,给我你们国家的地图 – 完成了。这绰绰有余。然后净化自己。你拥有的那些欲望,忘掉他们吧。一旦你被净化,那个区域将被你的注意力覆盖,这非常有趣。只要当你克服它,你才能投射光芒。但如果你是在里面,你就是被那些欲望隐藏起来了。你的光被隐藏了,没有光可以照射出来。你们都要超越那些欲望。

每当你有个欲望,你就超越它吧。由此,你的光照射在更广泛的问题上,这个你正面对的问题,你认为应该是由我来解决的。这些都本来是我头疼的事,你却自己担起来。你必须做的只有一件事,就是成为灵 (The Spirit)。就此而已。这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剩下的就是我头痛的事。

现在,那些需要你把愿望带至整体层面的问题应该非常不同。为了要把你的纯洁实践出来,展现纯洁的芬芳,你的注意力就应该放在另外一边。现在你不是面对我,你正和我一同面对整个世界。看,整个态度都会改变。态度应该是:“我能够给予什么? 怎样给予? 我给予时有什么错误? 我必须更加警惕。我的注意力在哪里? 我必须对自己更加警惕我在做什么? 我的责任是什么?“ 你必须祈望你应该是纯洁的。你应该是纯粹的愿望。这意味着你应该成为灵
(The Spirit)。

那么, – 你对自己的责任是什么? 你应该祈望你对自己的责任得到体现,应该是完整的。

然后是你对这个霎哈嘉瑜伽的责任。你对霎哈嘉瑜伽有什么责任?这是上帝的工作,已经开始了,你们是我的双手。你必须做上帝的工作,你必须与一切反神的元素,撒旦的元素作斗争。你不再对你的家庭负责了,那些还是老样子的,就是我所说的半生不熟的霎哈嘉瑜伽士,是无用的,绝对一无是处。所有这些人都将会脱离,他们的家人将受苦,我知道这将会发生,因为现在这些力量正聚集在一起,筛选即将开始。

你对自己的责任,就是成为圣灵,你对霎哈嘉瑜伽的责任,你的责任是去更好、更深、更全面的理解我。您有责任了解你内部的这种机制,您有责任了解此机制如何解决所有问题。责任在于你自己如何成为导师。你有责任成为一个有尊严和荣耀的人;成为一个受人尊敬的人而不是低贱人的责任。你们每个人的价值等同整个宇宙。如果你想升到那个高度。一个又一个宇宙都可以被抛弃在你的脚下。如果你想要达到那个高度,那就是你内在成功的幅度。但那些仍然想活在很低水平的人将无法升起来。
例如,西方的霎哈嘉瑜伽士的问题是对母亲犯的罪,而东方的霎哈嘉瑜伽士的问题则有对天父的罪。对你们来说,摆脱这些罪并不困难。

注意力要保持纯洁。在霎哈嘉瑜伽中,你知道所有使注意力保持纯洁的方法。如果注意力不是那么纯粹,那么这种欲望将永远受到所有琐碎的荒谬事情的攻击,这些事情对你的升进毫无意义。现在,一个良好的霎哈嘉瑜伽士并不会在意穿什么衣服,或别人对他说的话,或其他人正在和他说什么话,如何对待他等等,他的注意力不放在批判上,这人这样、那人那样,也没有对其他人的攻击性,因为没有人是另一个人。但问题是,当我这样说时,没有人认为我说的是你,每个人。那些攻击性的人扮演另一个角色,那些非攻击性的人又以反方向来思考。就好像当我说了些关于有攻击性人的话,非攻击性的人会立即想到那些有攻击性的人,而不是他自己。你立即开始将你的思想转移给其他人,找其他人错误。

因此,由于施加在其上的负荷,这种愿望逐渐变得越来越低。所以警觉性是非常重要的,完全的警觉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