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犧牲、自由、升進的新時代 Bordi (India)

一個犧牲、自由、升進的新時代

1985年2月6日 印度 Bordi 

我非常高興在這裡看到你們所有的人,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沒有言語可以形容,字詞都沒了意義。

你們許多人都渴望提升到完全喜悅、幸福與平安的那個狀態。這是我可以給你們的。一個母親唯一開心的是,當她可以給她的子女她的所有一切。她所有的悲傷與不安,所有的一切,都只是為了實現這個目標,賜予她所有的一切。

我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你們!你們經歷這一切,才能得到你內在的寶藏。當我打開頂輪時,我唯一能想到的字就是“霎哈嘉”(SAHAJA),到目前為止,這是每個人很容易理解的。

但你必須瞭解到,時至今日,這是一個不同類型的瑜伽。其首先給予覺醒,然後你就可以照顧自己。這是從來沒有成就過的,這只是你們的母親已成就的一個冒險。否則,在古代,雖然神祈關注讓人們得到覺醒,但祂們不知道如何去成就這一點。從未有降世神祈,試著以這種方式成就。但每當祂們試圖這麼做時,祂們讓求道者歷盡千辛萬苦——千辛萬苦!

我不知道你們有多少人讀過佛陀的傳記,當時祂與上千位弟子旅行時,並沒有給自覺。他們是沒有獲得自覺的靈,沒有感到任何喜悅圍繞。他們穿著兩件衣服,生活在叢林中,就只有兩件衣服。我親自看過,祂到訪過的地方,非常寒冷,冷颼颼的,絕對寒冷,那些衣服其實不是真正的衣服,而是遮蓋他們的身體的布。在非常嚴酷的冬季,也可能是在夏季睡在空地上。他們被要求光腳,一起走了許多、許多路。

如果你去看佛陀曾走過的地方,你會感到驚訝。佛陀那時也還年輕,祂通常是走路,但祂的弟子走的更多了。因為祂會去到一個地方,並在那裡停留。祂派祂的弟子(去做事情)。在那時沒有時間去宣傳,或宣佈什麼。於是祂通常停留在一個地方,弟子們就繞著村莊要求bhiksha,也就是施捨,從村莊收集一些食物,然後一起煮,一部分獻給佛陀,而他們再吃其餘的。

他們會出去,想盡辦法,盡可能的把所有村子裡的人們找來,將他們帶去聽佛陀講道。這樣的奉獻!他們住過茅屋、洞穴,在可怕的黑暗中靜坐。但是他們從沒得到自覺,極少數的人得到他們的自覺。

他們是一些偉大國王的兒子、公主,公爵,公爵夫人,都是非常富有的人,非常富裕家庭的婦女也跟隨祂。他們跟隨祂,一同走了許多艱困的路。因為他們認為,佛陀的工作具有如此普世的重要性,他們正是這個偉大任務的一部分,而他們應作為人類參與這麼一個偉大的工作。

這不僅是在印度甚至普提達摩(Viditama)、也在日本創始禪宗系統。在中國,我很驚訝這些聖人在他們的生活上作出了極大的犧牲!我的意思是,如果你看到他們的生活狀況,你無法想像!他們像那樣地結束自己的生命。在沒有適當的指導下努力成就。因為佛陀已經死了,沒有其他方法了,他們必須找到自己的方式。後來他們建立了大乘佛教和小乘佛教,各式各樣的(宗教)。

即使你在其他宗教看到的求道者,像基督那個時代,他們在哪兒生活?而在基督死後甚至更糟,因為他們受到迫害、他們被殺害、他們被折磨、被釘在十字架上!這也發生在摩西時。祂的弟子們被追捕,因此他們不得不奔向印度。想像一下這樣的距離!從那個地區到喀什米爾,他們得要走多少的路!他們得要過著什麼樣的生活?他們得要背負多少?數以千計的人來到了印度。因為他們瞭解到他們正在做一項偉大的工作,他們正在支持的是一項如此偉大的事業。

在這個國家(印度)我們曾為自由而奮鬥,我是其中一員,我的父母也是。他們是富有的人,從每一個標準來說,應該說我們家相當富有。你們會驚訝,我的父親燒掉他所有在英國縫製的西裝,我的母親燒光她所有的紗麗。他們那時總是穿自己紡織的衣服。

我父親為了爭取自由犧牲了一切、犧牲了他所擁有的每一盧比。他沒有留下任何東西給我們,沒有任何一點,我應該這麼說。應該說,當然,我們家曾經富裕,有些金子和銀兩。而就現金而言,所有的錢都花光了。英國人當時把所有的金子、 銀兩都奪走了,還要感謝他們,當他們回去時又還給了我們。這就是我們家裡還留有一些金子、銀兩的原因。

所有的東西,一切的物質都被搶走。我記得我們曾住在美麗的房子,然後我們搬到小屋裡住,犧牲到最大的程度。但是我們很開心!非常自豪! 我們只有兩件衣服替換著穿,我們經常自己洗衣服,日子過得像非常貧困的人一樣。睡在這類的東西上面(薄且粗糙的地墊)。我記得我過去從不使用枕頭,多年來我沒有穿過拖鞋。我只有一件這種料子做的毛衣,),直到我畢業,去到醫學院那件毛衣還是跟著我。在整個求學時期我只有一件外套;我在拉合爾(醫學院)上學的時候,那裡非常冷,有時像倫敦一樣,到最後那件外套已經破爛不堪了。但是,我們從來不怨恨,從不抱怨,也從不說:“我們的父親應該照顧我們,做些什麼?他為什麼要為國家犧牲一切!”從不說這樣的話,從不,絕不!

但是,即使在今天,在任何地方,當他們看到我們,他們知道我們是這樣一個偉人的子女,他們非常尊敬我們!那樣的特質,我應該說是聖雄甘地建立起來的。他讓每個人都轉變成極之犧牲奉獻的新人格,極致奉獻!你們無法想像人們如何生活!我們所有的錢、所有的一切、所有的便利和車輛、所有的房子、所有的一切都放棄了。不僅是我父親、還有許多人,否則我們可能還得不到自由。為了得到我們的自由,這個國家犧牲的太多了。

現在,在那之後,我們在這裡是要獲得我們的自由,去獲得我們靈性的自由。為了使我們的靈自由,脫離我們的貪婪丶欲望、脫離、憤怒、思想制約和我們可怕的自我,脫離身體沉溺于舒適的束縛。

我必須說,甘地有一種特殊的魅力,我不知道他是怎麼做到的。他就像金手指邁達斯(touch of midas),接觸到任何一個人,這個人就會被轉化。你們看他是一個非常嚴格的人,對我、對小孩都非常好,但他是一個非常嚴格的人,他決不會容忍任何胡說八道!

自始至終,如果你們研究這些人的成長方式,不僅是為了自由獨立,而是比這更甚者,為了靈性的生活。不論在哪裡,奉獻犧牲是一件非常常見的事情,而且意識到你們在做偉大的事,意識到你們是整體的一部分,多麼偉大的事!多麼偉大的工作!這是一個多麼崇高的事業!

此外,還有一件事在他們之中很常見,就是崇高的目標以及這個崇高目標帶來的昇華,使他們以這樣自然而然的方式作出犧牲,有時更甚于霎哈嘉瑜伽練習。雖然霎哈嘉瑜伽練習者們從霎哈嘉瑜伽中獲得了許多,他們獲得了喜悅、獲得了他們的靈性,(但論犧牲卻不如這些人)。

我親眼看到這個國家有這樣的人,你們可以稱之為傳說,但我看過,成千上萬的人被殺害和被屠殺!孩子死了!沒有人流下眼淚,沒有人流淚。而是知覺到你們是為了這麼一個崇高的目標,而這個崇高的目標本身給你們喜樂以及那樣的參與感!

此外,我所瞭解的聖雄甘地和其他人,我所看到的,他們是如何作為。不是每個人都允許加入的。任何人做事不力,即使最輕微的事,無論他是國王的兒子或她是任何人的女兒,或任何什麼身份,任何小事弄糟,任何的事!他都會被攆出去。

我曾住在甘地的靈舍,所以我知道是怎樣。這就是為什麼我可以過著嚴格的生活,那是他訓練的。所有十二歲以上的孩子必須清理整個靈舍區域,我想那裡約50畝土地。每天早上,他們必須打掃他們的廁所以及客人的廁所,我也曾做過。他們只允許有兩套衣服,而且不留任何的東西,你甚至在任何地方看不到一點紙,任何地方都沒有一點垃圾。那麼的乾淨,收拾得一塵不染,居住的地方是如此整潔。一切都是用牛糞做的,完全用牛糞。無論是賈瓦哈拉爾尼赫魯(印度第一任總理)、阿布卡拉姆阿紮德、我的父親、任何年齡的人,或是一個孩子,每個人都必須在清晨4點鐘,用冷水洗澡。而清晨5點,聖雄甘地在那裡開始他的講座。

請不要舉起你的手提升靈量,請坐下,不是這樣的。試著去瞭解我在說什麼。

然後在清晨4點起床–你會感到驚訝–對我來說還好,然後走入那片50英畝的土地,來到中央的大廳,那只是一個露天的場地,周圍有些小屋,甘地曾住在那裡。洗完澡後走這一段路,準備好這一切。有些蛇在旁爬行,當然,沒有人被咬,我想這些蛇瞭解,人們正忙於解放這個偉大國家的這項偉大工作!

我們就這樣坐著,一些蛇在旁爬行。不許點燈,沒有任何燈光,我們只使用太陽光。當甘地來時,我的意思是早晨還沒有陽光,一些燈籠被帶來放在那裡,於是我們看到一些蛇在爬行。

但我從來沒有聽到任何人抱怨。而是像一場戰爭,在這樣的熱情驅使下,每個人都在爭先恐後,“我能做什麼?我怎麼才能變好?”甚至沒人想到舒適!當然,他們也許全都到了50歲上下的年紀,那時候在靈舍大部分人都已經50歲了。

我親眼看到,人們把家裡的大車以及一些東西賣掉或扔掉。他們坐火車來到沃爾塔車站,並走下來。甘地不願意看到任何人乘坐馬車來。他們聽從他,服從他。

我見過許多傳教士,雖然他們沒達到這種高度,也沒有那麼高尚,但是他們就是這樣帶領人們去完成任務,而人們也為他們解決問題,我看過他們。在印度,我們有傳教士,還有來自國外的年輕人,他們就是絕對服從,聽從傳教士的,並做他們說的一切。

如今,我們正在做的,如你們所知,是最偉大中最偉大的工作!

因為擁有政治上的自由去談論上帝當然有必要,在當時我們甚至不能發出一點批評或刺激的言語,我們不被允許,並受到英國政府很大的壓迫,因此,無疑的,我們必須擺脫奴役的束縛。

但現在我發現,我們有另一種形式的奴役,自私的奴役,本位主義,“這是我的舒適,我必須有這個。它應該是令人享受的,我正享受著,我是這個,我是那個”,你應該享受,否則它就不是偉大的事。我是指這整件事應該給你一種享受的感覺,而不是你來提供這種感受。我覺得因為人們不知道自己正在做什麼?他們正在做什麼樣的工作?他們不想要來到那個高度,去瞭解“自己在做什麼?”,你正努力拯救整個世界!

霎哈嘉瑜伽推動得如此緩慢,這是其中一個原因。因為我看到人們還在擔心自己的舒適,這個、那個,還有他們自己是如此的糟糕,他們一點也不聰明,沒有感受到他們必須做的這件事有多麼偉大。你們必須要聰明點,如果你們知道自己在戰爭中,你們會如何表現?

我相信現在平庸的人是很少了,而是更好的人,我確信我們現在會得到更好、更出色的人。

他們擔心自己家裡的瑣事,這個、那個,他們擔心自己的問題和工作,這個、那個的,我的意思是,沒有人會這樣和甘地說話!我告訴你,他會賞你個耳光!相信我!這好像來到霎哈嘉瑜伽意味著—解決你的問題—,僅此而已。雖然確實是問題被解決了,毫無疑問,你得到了幫助。上帝這麼地幫助你,但是,對此你又做了多少?

當然,我們有一些偉大的霎哈嘉瑜伽士,我不否認這事實,我們有一些遠超過我之前曾有的,這就是為什麼我現在對此感到很喜悅,但是,我們是怎樣奉獻的,我們計算著所花的每一分錢,我們從那分錢之中得到了什麼、我們拿這一分錢做了什麼。不該是這樣。

佛陀沒花過自己一分錢,祂從所有的弟子那裡得到錢,構建了所有這些大項目和一切。祂甚至沒有來自任何其他公眾的捐助。

所以,現在,向上升進,你必須超越你瑣碎的、狹小的心智,上升到你該知道“你要拯救全人類”的那個點。如果你感覺不到這個點,最好還是離開霎哈嘉瑜伽。霎哈嘉瑜伽並不是為著那些糟糕的人。這個詞在馬拉地語(marathi)是gabale,Tukaram曾經說過:“yerya gabadyache kama nohe” (意思為):這不是給糟糕的人的工作!

希瓦吉(Shivaji)親自征戰時,他贏得了人心。薩達拉斯人和公爵們,他們放棄了一切,放棄自己的生命,所有的一切!他們犧牲了他們的子女、他們犧牲所有的一切!希瓦吉(Shivaji)沒有錢付給他們。你一定聽過很多關於希瓦吉(Shivaji)的故事。

 然而你看我們這些霎哈嘉瑜伽練習者在這個世界上如何表現: 個人安樂(kshema)先於瑜伽。就這樣吧,這是母親的愛,我希望我的孩子能舒適,他們是新出生的嬰兒。好吧,他們需要舒適,他們要被照顧。

但我不能因為孩子們都還小而勒索神,我能嗎?我在這裡做全能上帝的工作,而當你們是我的孩子時,好吧,祂的恩典會實現。祂會照顧你,祂會讓你成長,但是,現在就要成長、長大吧!你必須成長,不要再如現在這般渺小而荒謬。看看你自己的品格,你是怎樣生活的?你的注意力在哪裡?你在想什麼?你在想著霎哈嘉瑜伽嗎?這是最重要的事,你是為此被揀選的。

我有時覺得,就像我一直感覺的那樣 ,你們在很多地方可能會覺得不舒適。而我自己看到,你們在那些地方的行為,非常漫不經心。對於西方的霎哈嘉瑜伽練習者,我非常驚訝!印度人在這方面比較好, 。有一些印度霎哈嘉瑜伽練習的行為舉止很滑稽,行為不檢點,這令我震驚。他們表現的方式,對人大聲叫嚷,製造問題。有些人來見我,他們就以這樣粗魯的態度跟他們交談,所以他們跑開了。你可以好好的和他們說話,你必須善待他們,而不是對人大聲叫嚷。好吧。我不能在每一次、每個方便的時候見每一個人,但是,這並不表示你有權對別人叫嚷,這是多麼的狹隘!多麼的低下!我不知道還要低下到什麼程度

當你超越所有這些瑣碎的事情,你會發展神聖的明辨力。這神聖的明辨力是上帝的祝福。所有其他你所認為的祝福,其實根本都不是祝福,除非你成長了,這才是祝福。就像一棵樹,“它知道這樣的祝福,我得到了雨水”,但是經由那雨水,如果你不能成長,你有那雨水又有什麼用呢?

你們必須要成為有同情心的、美麗的、明智的人,這樣的人是地球上最高的存有!將你的注意力從你正在忙的所有無意義的事移開。你們就是這樣被附身了,就是這樣被制約了,被這些瑣碎的事情,你瞧。

在印度,我們有另外一個問題:我們無法容忍另一個人。如果任何人為霎哈嘉瑜伽做了好事,立刻一個(反對的)小團體會建立起來,這在印度人中也很常見,一個團體建立起來為了把他拉下來。這不曾發生在甘地時代。我不知道它是如何發生的?這只會發生在領導力匱乏時。我想,我的領導力並不差。在甘地時代,他經常把這樣的人徹底趕出去。

互相詆毀、在背後說一些事情、組織小團體。無論誰做了一些好事,而我盡力幫助那個人去表達他自己,一個小團體卻立刻起來壓制他

在西方和東方,還有一些無可救藥、膚淺、無用的霎哈嘉瑜伽練習者,他們想要把事情搞得亂七八糟,他們認為他們是大師,大人物,我應該說他們是非常狹隘丶膽小的人,他們認為自己是非常重要的人,偉大的人。因為或許是他們可以拍好照片、或者他們可以用一個特定的方式穿著打扮、或者一些像他們一樣愚蠢的東西,他們想要主宰別人,這樣的人將會被拋出去,絕對會!在核心組織裡沒有必要有像這樣沒用的人。

今天是一個新時代的開始,一個非常高素質的人的新時代,他們的靈性已獲得覺醒,

讓我們大家想想這件事吧!

現在你必須管理你自己,並且透過愛、慈悲和明辨是非的能力去管理他人!今天是重大的時刻!我宣佈,這是普世的宗教,純潔的宗教,經由我的愛的教導來建立的。而這不表示你可以保持侏儒的狀態,我不會寵壞你,不會當你是個侏儒而寵壞你。因此,試著去升進,不要支配其他人。尊重,尊重,互相尊重。

你是因為這宇宙大我(virata)偉大的工作而出現。關於上天你知道多少?到目前為止沒人知道!就是鞏固好自己。

我知道一個非常偉大的聖徒叫做馬哈拉傑(gagangadh maharaj),他已完全地墮落。如果像他這樣的一個人會跌落,你也會跌落。如果你不明白你的價值、你的重要性、以及你被賦予的位置。

因此,今天我們必須抱著我們對母親所有的愛,在心中決定:我們會有寬大犧牲奉獻的善心!到目前為止,我們犧牲了什麼?只要想一想,我們有嗎?我們做出了任何犧牲嗎?

請試著瞭解,我必須要用你們–這些偉大的靈魂–去拯救人類,你們一定要成長,你們必須成長!你們必須成長!

人類在金錢方面也是卑劣的,他們賺錢、他們省錢。我很驚訝在美國,人們在金錢上欺騙我!數以千計!在印度也有,這是很常見的手法。還有,如果你有事業心、你很有野心,“我要如何維持我的工作?”這個,那個。你最好離開霎哈嘉瑜伽!這樣一點也不會幫助我們!

第三,有些人認為“這是我的妻子、這是我的摯愛、這是這樣”以及所有無意義的。你為什麼在這裡?為了什麼?或是“我的孩子、我的家庭、我的母親、我的父親”各式各樣不幸的人圍繞著。如果你不能超越他們,你無法幫得了我。我很抱歉,你幫不了。

你們必須成為非常、非常強的人,你們必須要成為非常英勇,具有偉大理想及崇高思想的人。

有些人像小店主,他們跟隨著一群人到處賣一些東西。在馬拉地語被稱為巴紮爾邦吉(Bazar bhunge)

所以現在,你們對此進行靜坐冥想:我們要建立升進的普世宗教,這是一項艱巨的任務!如果我能獨自做到,我早就自己完成了,但我不能。我只能透過你去成就。而且你有個傳承,你來自一個非常偉大的誕生,從那裡你獲得這個傳承。既然有這個傳承,如果我無法管好你,我想我最好放棄對你的領導。我沒法管理你。

當我們為自由而戰時,因為我們在教會學校,我們所有的人都被迫離開學校。傳教士相信基督在英國出生,所以他們不讓我們在那些學校學習,所以我們全部被這些學校開除了。有好一段時間,我們沒有受教育,我兩年都沒有通過國際科學的考試!我不能出現,因為他們把我們從學院和學校退學,政府勒令我們退學。但是,我們是如此自豪的孩子,非常自豪!當然,我感到無比自豪。我從來都不感到害怕,我只是一個18歲的女孩。我記得有一天,有人來告訴我們:“你的父親從這個監獄轉到另一個監獄”。他們這樣的以我們為傲!所有的人!因此,他們開車來帶我們去,在那裡還有許多人。因為我是一個年輕的女孩,母親自然很擔心。員警曾折磨我,曾經給我電擊,使我很痛苦,打我,所有這些。於是,她哭了。她告訴一位在場的老先生說:“我很擔心我的女兒,我希望她不要再受折磨了”。於是我過去對他微笑,他說:“不,別再做了,停止吧!你現在就不要再這樣了,這是不恰當的”。父親把我拉到一邊,他說:“別聽這個老傢伙,他已是行將就木之人,別在意他說的。我願意把我所有的孩子獻祭在這自由的祭臺上。如果你這樣做,我會是一個自豪的父親。我會告訴你母親注意自己的行為,我真為你感到自豪! ”

我經歷了這樣的環境,我不得不放棄我的大學。我逃匿了8個月,員警在追捕我。我知道我們歷經過什麼,我們那時是很年輕的,18歲,你能想像嗎! […]

注意力和喜樂 Bordi (India)

注意力和喜乐
印度 1977年1月27日
… 太过摇摆不定,怎样固定注意力。注意力的质量随着你们进化的状态而改变。例如,在动物…。
人类的注意力被安置在哪里?这是没有固定位置的。我们可以说,注意力是知觉的表面或边缘,无论我们知觉到什么,注意力便被牵引到哪里。举一个比喻,所有铁粉均有受磁铁吸引的力量,我们不能找到这个力量在哪里,它是无所不在的。无论磁铁放在哪里,铁粉都会被吸引过去。我们的注意力也一样,不管什么事物吸引我们,我们的注意力也会被吸引过去。
注意力存在于我们全身,某种意义而言,它可以受任何在身体外在的事物牵引。在体内也一样,当我们体内有痛楚或任何不妥时,注意力就会漂流到神经,流经我们整个神经系统;但在大脑之中有一个控制的中心。如果这个中心受打击,我们虽然仍能保持知觉,但已没有了注意力。同样,如果一个人的喉轮受打击,这种情况亦会发生。若有人受到打击,甚至低一些的轮穴也会产生类似情况,那个部份便会失去注意力,因为你这个部分已没有感觉。
分别在于你愿意的话,就能将注意力放在任何部份,即使那个部份已经麻痹。例如,若我的手已经麻痹,我也可以放注意力在我的手,意思是我仍然可以看着它,或想着它。但我们身体之中有一个部位,如果受到打击,我们甚至不能思考。我们会完全失去知觉,即使眼睛还是张开,手脚都会移动。那个部位在喉轮的位置。
如果你从这里画一条线到这里,即大脑中喉轮的所在(peetha宝座),在这条线上任何一点受到打击,你都会失去注意力。你便不能将注意力放在任何事物之上。这条线也通过额轮。因为当这点在这后边连接上喉轮,加上内部的宝座(peetha),便形成一个三角形,这个区域上的所有线都能影响你的注意力。你的心脏还跳动,四肢还会活动,但你却无法将注意力放在任何事物之上。
当你们还未得到自觉的时候,你们是用通常的方法,即通过大脑的中心把注意力放在事物之上。但得到自觉以后,你便能通过其他能量中心来应用你的注意力。得到自觉的人和未得自觉的人很不同,或者可以说你用注意力,就能够作用于不同的能量中心。你能够知觉身体中那个能量中心有障碍,在此之前你是不能知觉的。不单如此,你还可以知觉他人的能量中心,即是说你的中枢神经系统受到一种新的知觉的祝福,能够传递你注意力所在的那个能量中心的讯息,同时能将你的注意力微妙地放在他人的能量中心之上。
所以第一个发生在你身上的是,你的注意力变得更精微,注意力变得更精微的意思是你可以明白更有深度的事情。例如,小鸟能看见花朵,却不能感受花朵的美,而一个未得自觉的人可感受花朵的美,却不能感觉花朵的生命能量。这样你便变得精微,你的注意力也变得精微,你比其他人走到更高的进化阶段。
现在我们要谈谈如何去运用注意力。
如果你在未得到自觉以前,由幼年开始,已懂得一种手工艺术,这是因为神经里生长出一种髓素覆盖物,你就可发展这种特别艺术应有的深度。同样,当得到自觉以后,我可以说你是得到重生的人。如果你尊重你的注意力,慢慢地你会发展出对霎哈嘉瑜伽应有的深度。可惜有许多人在得到自觉以后,便不再回来参加练习,即使回来,也不好好发展对生命能量的感应。他们回到日常忙碌的生活,把注意力浪费在那些不会令他们变得更精微的事情上,于是他们便不能发展出更精微,更深的霎哈嘉艺术。
举个例说,有个读书过多的人,在得到自觉以后,他便开始把自己的经验对照书本上的所得。这样他又把他的注意力浪费了。因为他的注意力会附着于这些传统的想法,这些想法有些是正确的,有些不正确,有些更是荒谬绝伦,毫无用处。那些人只是为了钱,才出版些没有价值的书籍。
一旦你得到自觉以后,还回到过去粗浅的知觉,将它和精微的意识比量,你便会开始丧失生命能量。我见过有些小孩子得到自觉之后,要睡很长的时间,有一段时间有点不活跃。但成年人得到自觉之后,往往立即跑到书店,买本关于灵量的书来读。
又有一些人,他不知道自己已经是个新人,还视为理所当然,说:「玛塔吉很仁慈,她说我已经走得很远,可是我怎能相信呢?」要他们相信这一点就好像要他们给我金钱或什么似的,或我也不知道他们会给我什么。有些人说:「我能够感应到生命能量,但这些能量有什么用?她为什么要给我这些能量?」这类人又走回人性事事讲求实用的粗糙习性。对他们来说,每样东西都是必须有其用处的,没完没了,甚至把得到自觉也看成是一种用处。他们会问:「自觉有什么用处?有多少人要得到自觉?要发生什么?有多少比例?有没有时间表?这是什么?那是什么?」等等。
其实给予你们这微妙的力量是要让你们去享受,就好像享受花朵的美丽一样,我们只是去享受。我们会否在书本里找出︰「我们要怎样去享受?怎样去享受花朵?」接着︰「该怎么办?」然后︰「我们要考查花香与书本里的描述是否一致吗?」可是人们却往往如此,令我不知说些什么才好。那是很愚蠢的,如果我说出来,恐怕他们会受到伤害。人们往往因为很小的事情而受到伤害,那是很愚蠢的。
儿童反而比较明智,他们得到自觉以后,只是去享受它,跑去睡觉,什么也不管。他们认为那只是要去享受的,「让我们去享受它」,因此,一开始事情就这样发生。
在这个现代或梵文里叫做斗争期(Kali Yuga)的时代,即现时代,人们不知道他们把自己变得比从前更粗浅。运用头脑的观念想法来组织事情,人类变得很不自然,很愚蠢,甚至不能分辨喜乐与丑陋。他们很迷惘。
首先,这不只是有一个原因,而是有很多原因;正如我说过,这是人类在获得自觉前天生的粗浅驱动力。如果他们明白疾病的来源,或许会比较容易纠正。如果你不知道背后的病历,便不能纠正它。如果你是读历史的,你便知道人类过去的行为是怎样的。你会开始怀疑这些人有何毛病。神只创造一个世界。试想有一个像我这样的人来到世上,突然发现世界被创造成许多个国家。创造没问题,当然如果你们认为世界太大了,不能统一管治,可以有不同的国家,但发生的是国与国之间的争执和杀戮持续。毫无意义地制造了这许许多多的问题,变成一个疯狂的世界。
因此从历史中你们可以看见人类如何令自己疯狂,这些事情一次演讲不可能讲完,有些人已写下一册又一册的巨著,因此你们的注意力受到破坏是有其历史背景的。
有些人是因为身体患病或残废才练习霎哈嘉瑜伽,有时这些人还比没有疾病的人好,因为他们能清楚得感到好转与喜乐。当病好转时,他们便能瞥见喜乐,于是他们知道这一切是要去享受的。但我要说,他们之中亦有些人在病治好了以后,便无影无踪了,他们不明白还有更重要的要他们品尝和享受。
在霎哈嘉瑜伽,单是身体上的喜乐已使你的注意力变得精微。你毋须固守你的注意力,但却要使你的注意力变得越来越精微。你们都知道固守注意力是错误的方法。有些瑜伽士这样做,你们也知道其后果。他们的轮穴都受到破坏,不能运作。如果他们意守宽恕轮,你可以看见他们的宽恕轮受到破坏。你们毋须固守注意力,却要使注意力变得越来越精微。
就如我告诉过你,好像你把磁铁放近石头,石头是不为所动的,你可以把磁铁放在你喜欢的地方,只有将磁铁放近铁粉,铁粉才会被吸引。同样,霎哈嘉瑜伽修习者的注意力应该是很精微的,他应能感应到生命能量,他应该思念这些能量,吃这些能量,喝这些能量,享受这些能量。
身体方面,有许多人对我说︰「我们到他们家,他们端上食物(laddoos),我们不能拒绝。母亲,我们应怎样做?」事实上,他们是受食物的外形吸引,便吃了下肚,却不明白食物的能量如何,吃了之后他们的胃便痛,当他们胃痛,于是他们说:「母亲,我们失去了能量。怎么办?我们吃了不良食物。」如果你能看见那些食物里没有好的能量,就应该说:「今天我不吃任何东西。」你便不会吃了。一个生下来是觉醒的小孩子永不会吃那些食物。就算妈妈打他,他也只会说:「好吧,尽管打吧,我就是不吃。」因为他们不会吃那些污秽之物。这些儿童看来很固执,他们以为他们很固执,但他们知道︰「因为食物里面没有能量,不会吃得舒服,所以为何我们要吃。」
所以在身体方面,你们现在有许多做得不对的地方,就好像你们的一些习惯。譬如扯头发的习惯。我认识一个女士,她有扯头发的习惯,她的头这里光一块,那里光一块,她的头发通常长在这一边,因此这里光一块,她就把头发拉向这里,她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她来向我求医,试想像,我问她︰「为什么要扯头发?」她说:「我的注意力经常如此,令得我扯头发。」我说︰「如果一个人的注意力是这样,如何是好?」于是她姊姊便在她每次举起手扯头发的时候打她的手。那个女士对她姊姊说:「你一定要打我,如果你不打我,我便打你。」于是这样打了一段时间,旁人都在看着她们︰「你们在做什么?」但即使是这样,这个女士还是不能戒除那陋习。所有其他习惯都跟这个差不多,全都是这样,因为事物时刻都在我们注意力之上,因而形成习惯。有些习惯是为了方便,不成问题。
我是说有些人想戒掉这些习惯,他们说:「我们不坐在地板上,也不坐在椅子上。」「那你们坐在哪里呢?」「我们要坐一个静坐的姿势,我们要练习这个。」
我是说你们不需要做这种荒谬的行径。我的意思是有些习惯是不成问题的,不要走向极端。但我们有些习惯是由于潮流而来的,我们有这些习惯,因为某个人吸烟,他强迫你也吸烟,于是你便说:「好吧。」我们其中一个坏习惯是不向人说「不」。
 
 「怎样说「不」呢?你看人们都在喝酒,他们向我敬酒,我说「不」,但他们依然勉强我,这样看来很坏,你知道,不喝酒…他们提供酒给我,于是我便说︰「好吧,我喝一点吧。」又有一天,我变得像这样,亲友邀请我们晚饭,我们必须去,然后他们要看歌舞,我们于是去了,后来卡巴莱歌舞表演,我们一定要看,闭眼不看那些赤裸女人也是不好的。」「啊!我们都是很天真的人。」于是我们不断辩白:「我们的社会是这样,潮流是这样,我们能做什么呢?」
但霎哈嘉瑜伽的修习者很不同,他是被拣选出来的。但你们不知道自己的价值,tumala kimat nai sataji,你们没像我重视你们般重视自己。有一个事实,你们很少人真正知道,使人们能用这种方式得到自觉,玛塔吉一定是做了些艰巨伟大的工作,她一定付出了很大的努力,只靠自己成就到,历世以来,她也作出很大的苦行,甚至今世,她一定是日以继夜非常辛勤地工作。现在我们都得到自觉了,多么容易,我们应该如何处之。」
过去我想当你们得到自觉以后,便会立即看见自己的价值,知道自己得到自觉和成为sakshatkar是伟大的,但却不是这样,你们却向粗浅的世俗生活妥协。
你们之中一个人就足以引领大批民众,你们之中一个人就可以引领他们。那些领袖是不会妥协的,领袖在引领群众时,不是要去解决人们的问题,而是要把问题给人们去解决。他站得高于众人,高出甚多,他是绝不妥协的,他不会折腰,只有别人在他面前折腰。
街道上夜幕低垂之际,那个手中有灯火的人会做些什么呢?你们每个人都好像一支火炬,那么你应该有如何的生活、有如何的人格?那是你自己要去决定的。你的注意力要放在首位。
当你明白身体如何向你显示,你应当知道要清洁自己的身体,要令它美丽、温柔、优雅、尊贵。我见过一些人与一群人一起时,当坐下时做出一些连受过普通教育的人也不会做的行为。原因是你还不知道你是别人的领导,人们是看着你的。你应该有一种Masti,满足于自己。
在物质层面,你吃什么,看什么,喜欢什么,整个先后次序都应有所改变。最重要的是在任何处境,任何习惯,你都要顺其自然(Sahaja)。
霎哈嘉(Sahaja)的意思是与生俱来,不是容易的意思。许多人搞不清楚,你们都有天赋的权利,但你们要知道自己是霎哈嘉瑜伽的修习者,不要接受那些反霎哈嘉(Asahaja)的事物。霎哈嘉的意思是你在黑暗中,要把霎哈嘉的光明放在一切之上,不要接受反霎哈嘉的黑暗。因此,你怎能有任何习惯令你受同情心的束缚?霎哈嘉的意思是你有一种特别、精微的知觉。国王不会打扫街道。
在身体方面,你们的注意力就这样浪费掉了,因为你们陷入那些自己以前有过,或他人所有的反霎哈嘉的生活方式,迷失在里面。你们是要去改变整个世界的,要让世人都行霎哈嘉的道,而不是反霎哈嘉的道,只有这样,你才能生活在霎哈嘉的环境之中。
许多霎哈嘉瑜伽的修习者都有一个误解。他们想:「啊!当一切都自然地发生时,我们便可做这工作,四处向人们宣扬霎哈嘉瑜伽 — 它应自然而然的来。」结果他们什么也不做,这是十分错误的态度。霎哈嘉的意思是你们内里有霎哈嘉的光,你们怎能容忍其他的事…
(录音中断)
…就你的人生而言,你们只知道如何打扮,如何谈天,往那里走走,见见谁人。只知道兄弟姊妹、儿子、父母亲。这样你们的注意力便失掉了。而你那些粗浅的习惯,过去的生活方式便会重新呈现。这样子你便不能继续练习下去。即使练下去,也会这里有阻塞,哪里有阻塞,然后你会折断颈骨,来找我,对我说:「母亲!我折断了颈骨,我这里不妥,那里不妥,这里痛,那里热,又有头痛,我在做这样的事情。」除非你有霎哈嘉的生活方式,否则你会继续是这样。但为什么不要成为你自己呢?
举个例说,人是没有可能像狗那样睡觉的,但若他身处狗群当中,便学狗那样,当然他会得到病痛。同样,如果所有人都过反霎哈嘉的生活方式而你又依循,你就会产生问题的。狗不能感受这一点,就算真有病痛,狗也不能知觉。但你肯定是能知觉的。那些未得到重生的人是不能知觉的,他内里有问题,但不能察觉。但你们能知觉,并肯定知道越早放弃不良的生活方式越好。如果你不放弃,便会回到从前的黑暗,那可能是地狱般的黑暗,十分可怕的。
作为一个人而死还好,因为你可再次投胎,成为动物等等。但如果再生为人而又走回过去的陋习,那是十分危险的。我把一点恐惧放入你们头脑之中,放进你更精微的存有之中,好让你们的注意力能固定。我们精微的存有只能享受。清晨你们享受静坐,成为更精微的存有,是我把你推进去。你们要透过记住这个经验,记住你们身体那种美好的感觉来令自己保持更精微。
人类其中一个最差的陋习便是看时间。比如我说话时,如果有人看腕表,我会感到很痛苦,不能忍受,因为你们现在都是超越时间、超越空间的。你们节省时间做什么?到目前为止,你们做过些什么呢?那只显示你们的优先次序观。你们要改变什么是重要、什么是不重要的看法,当你们能享受、能品尝上天浩爱的甘露时,很容易便能改变陋习,不会再喝那沟渠里污秽的水。但首先你们要记着曾享受过的喜乐。这是其中一种能固定,所谓的固定你的精微的方法。生活中粗浅的事情会覆盖着我们的注意力,即使是与家人间的情感也会有这种影响。我们看见有些霎哈嘉瑜伽的修习者便是这样迷失的。他们与人有些很粗浅的关系,有时那些所谓灵性导师与他们是朋友或有其他不洁关系,他们不能放弃,于是便迷失了。
因此你要坐下来细想:「我为什么不能享受自己呢?因为什么事物,我成为失败者。如果那些事物真能给我喜乐,我便不会从一样事物转到另一样事物了。它们不能真正完全地满足我,我为什么要回到它们那里去呢?」
在这种新的注意力之下,那些本来你认为很重要的情感享受也会以你注意力的新角度和精微来重新评价。譬如你过去认为某人和你很亲密,对你很重要,或者你们合作做生意,或某些…我也不知道人类有哪种类型的关系,你开始知道那只是很表面的,你不能从中得到喜乐。就好像你用杯子喝水,那杯子是很表面的,那水也是很表面的,最重要的是你的舌头,因为舌头可感到水。如果舌头不能感到水,或者水的滋味像石头,那喝水有什么用呢?因此最重要的是舌头上的滋味,那才是本质。
同样,享受的本质是那种喜乐,那感应到生命能量的喜乐,每当你有喜乐的时候,你便是感应到生命的能量。但这种新的知觉还未建立得很好,于是问题才会出现。否则对人类,你不难对他说:「这饮品滋味很好,你渴吧。」他喝了立即知道此言非虚,他不会吃味苦的食物。如果你给他很难吃的东西,你可能要事先和事后给他巧克力。可是当人类进化了一点的时候,我发现他们更受那些可怕的事物牵引,那是由于他们过去的吸引力。因此你们要把注意力完全放在上天,完全拉出来,完全放在上天,再没有注意力剩下来放在那些粗浅事物之上。即使到了现在,还有人来问我:「母亲,我有困难,我希望找份工作,我应该怎样做?母亲,这要这样做,那要这样做。」当然如果那只是偶然发生的,不成问题,但如果那事情吸引了你的注意力,那表示你并不明白你是个霎哈嘉瑜伽的修习者,你的喜乐是来自精微的层次的,这样你才能享受。所有那些粗浅的事物都不会给你真正的喜乐,因此为什么不向我要求一些令你得到那精微的喜乐的事情,好好享受呢?
你们的注意力便是这样,迷失在那些过去的观念,情感的联系,甚至所谓灵性的联系之中。「我是印度教徒,我是穆斯林,我是基督徒,我是素食者,我是非素食者,我是婆罗门,我不是婆罗门等等。一大堆我是某某。」但此我实非我。
许多时侯这些认同还会回来,「我是耆那教徒,于是我很伟大等等。」你们找个耆那教的教徒或任何人来看看,他能感应到生命能量吗?那么这些人怎能成为你的导师或这个人怎能教导你这些事情。现在你已经是自己的导师了。校长还要向初入学的学生学习吗?
我见过一些新的修习者,如果他们来参加时有许多过去导师的联系和束缚,至少有百分之五的霎哈嘉瑜伽修习者会轻易地被怂恿跑掉。他们大言不惭、爱出风头,还会把那些假导师带进来,至少会有百分之五的人跟他们离去。如何解释这些事呢?最重要的是你自己不要成为他们的一份子。每个人都应想着自己而不是他人。你应该想你自己有没有能力。因此在灵性的联系上,你们的注意力也会这样失掉,这些都是很外在的。
也许你们读过克里希纳和牧女的故事,当克里希纳吹奏笛子的时候,那些牧牛女会放下手上的工作,让牛奶烧干,让一切工作都丢下,如果他们正在进食,或坐在屋内,他们会立即起来,迎着笛声而去。当他们到达之后,会像一幅图画般站着,动也不动,身体一点也不动,只是站在那里,全神贯注地听。怎能如此呢?克里希纳甚至没有开口说话,只是吹奏那笛子,人群便像图画般静默地聆听,怎能如此呢?那是因为人们心里感到喜乐,喜乐通过笛声传送给他们,于是他们就这样站着、听着,只是这样。怎会这样?这种微妙的喜悦就像静坐时那样。同样,你们的注意力和思维要放在霎哈嘉瑜伽上,放在你的存有上,亦要放在你与神同在之上。
你是与神同在的,你要把离心力完全投向神,让自己每时每刻都与神有所联系,这样所有事情都会顺利成就,yantrawat,而你就像是上天的工具。这样所有事情都会开始顺利实现。
人类的头脑习惯于惯性的行为。他们认为如果要建筑房屋,首先要有好的根基,然后设下栋梁,盖上屋顶,依计划一步一步去做。但在神的国度里,是没有计划这回事的。你只要坐下并且去享受。
如果你的注意力在那里,所有事情都会顺利成就。你要有完全的注意力,然后全心全意,优先去做你的工作,中途不要妥协。你还要帮助其他人赶上来,因此你要记着,你的注意力要常在你的真我(Atma),你的灵(Spirit)和神之上,完全享受与神合而为一的喜乐。你要全心全意这样做,你的双手和双脚都要这样做,这样你便能够把别人往上拉。这是因为你的注意力时刻受到养育、滋润和照顾,你同时能够享受那帮助别人向上升进的快乐。
除非你能发展出精微的注意力,否则问题还是存在的。你的注意力远离粗浅的事物,撤走你的注意力,注意力就变得越来越精微。如果你陷于思维,说:「忘了它。」但要将全部的注意力放在生命能量之上,看着生命能量,你要全神贯注,对自己的生命能量,全神贯注,至于其他,你不用担忧,一切都会受到照顾。
这样你的注意力便能在神的国度中变得日渐精微。方式有所不同。当莲花还在污泥之中,它要迎上来,要穿过泥泞里许多裂缝小洞,但当它绽放开来,便完全解放自由,它不再四处冲撞,只绽放开来,接受美丽的朝露滴在花朵上,让朝露溶合着花的香气。自然地,香气流动。那是完全不同的风格,完全不同的方式,那是完全不同的生命,那便是霎哈嘉瑜伽。不管你是睡觉还是清醒,要保持你的注意力…。
18/11/20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