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IAS官員的建議 Mumbai (India)

對IAS官員的建議
孟買
2000年3月11日
我向所有真理求道者敬禮。讓我為大家談論這個話題,是非常有趣的 ,因為我一直很擔心IAS,IPS和其他政府公務員。擔心是因為我知道我丈夫領導的那種生活。而我曾經想過:如果這些新人,他們來到這裡為政府服務,我們必須告訴他們前面的危險。因為我們不知道我們內裡的精微系統是什麼,如何操作。
當我們引入這種非常迅速密集的生活,在精微系統中,它就會出現毛病。在圖表中你可以看到它有一個的毛病。他們展示了,他們展示了一個微妙的系統。這裡在視交叉中心有一個交匯點。這個中心很重要,因我們以和這個作出反應。我們對一切都有反應,但這些反應,會產生出我們內在的問題。這種反應因為我們不懂得如何超越思維而來到我們。每當我們看到某些東西時,我們都會做出反應。我們看一些人,我們做出反應。但我們不能只是看著。我們不能只是靜觀。如果我們可以作旁觀者,它將不會對我們產生任何影響。但我們不能夠。當這個中心非常活躍時,就會變成問題。兩個是神經的交匯點,我們稱之為額輪Agnya。在交匯點,位於中心。
甚至榮格也曾說過,「你必須超越自己的思維,而必須達到無思慮的醒覺」。也有記載到即使我們在頂輪,「你必須無思慮醒覺」沒有思維,「另一個是無疑惑的醒覺」甚至愛因斯坦都說過,「你必須超越頭腦才能達到扭力場。」他這樣說。當他在尋找他的相對論時,他遇到難處。他找不到。他很累。他走進他的花園,像孩子一樣玩肥皂泡。然後他說,「突然間相對論就出現了。」他把它稱為扭力場區,這個扭力場我們必須觸摸而不是自己,一直在思考和反應。因為我們應該看到發生了什麼。
會發生什麼是我們在自主神經系統上的運動走向右側。右脈,是很好的,使人看起來非常令人印象深刻。他可以壓迫其他人。他可以很有攻擊性。他可以非常系統化。所有這些都可以存在,但它有反作用。反作用很可怕,因為這個右傾會影響我們的肝臟。現在肝臟被稱為「Liver」,因為活著(live),我們 靠肝臟活著。這就是它被稱為「肝臟(liver)」的原因。肝臟受到影響,在醫學上並沒治療法實際用於肝臟。他們可以用豬或類似的肝臟代替它。但除此之外,並無他法。但我們卻製造巨大的熱來破壞自己的肝臟。肝臟有特殊的功能,可吸收並排出血液中的熱,然後你看到,它肝臟得到緩解。但是當太多時,當肝臟充滿了太多的熱量,它就無法排出熱。然後這個熱開始向上游。它可以去右邊肺部。它可以走向心臟。
現在想像一下,右肺代表著哮喘。簡單的事就是哮喘。然後它走向心臟。例如一個年輕的男孩,到21歲左右,在哪個年紀。他打板球、打網球同時又喝很多酒。之後他會患上大型的心臟病。這是致命的。他不能活下去。如果所說,之後它影響其他器官。這熱會傳到胰腺,引起非常嚴重的糖尿病,不是溫和性的,而非常嚴重的。然後這熱會傳到脾臟。在脾臟,它會使你患上血癌。我告訴你,這對所有右傾的人都可能發生的。這就是為什麼我那麼擔心我國的要員。他們是我國的支柱。他們不應因過多的緊張和壓力而失去生命。之後熱進入腎臟。它會使腎臟凝結,導致腎臟問題。尿液不能通過,那你會有很多問題。除此之外,它會進入大腸,你會得到嚴重的便秘和所有
便秘的問題。然後到了晚年,心臟也隨之而來。它繼續影響。最終在你年輕時,心臟就已不行了。我知道,最近有兩個人死於心臟病,他們都有很好的職位。我非常擔心如何讓他們更瞭解自己,知道他們自己的問題是什麼,以及如何解決。以此就會明白,我們對事物的反應,在反作用力下我們體內部便產生熱。除此之外,其他的心身疾病,我只說了關於身體的,而心理疾病是來自左脈你的心理精神問題。當然,我不會現在處理這個問題。然而,如果你從右傾轉向左傾,你肯定會得到一些醫學沒法治癒的身心失調病證,如各樣不同的癌症,疼痛等。所以為此你要讓身體作好準備。
現代生活充滿競爭及速度。當我們正在前來的時候發生交通擠塞。你會無能為力。我很靜地看著想,「現在塞車,必會遲到,但無關緊要。」而我丈夫通常會非常焦躁。他會一直看著手錶。原本應該「我們在哪裡?我們在做什麼?」這樣那樣。但是他卻靜觀整個事情,我很驚訝,因為通常他會因為遲到了一個約會而緊張。現在你看,一旦擺脫了這個問題,生活便變得從容。
有一天,我遇到了一位男仕被調動。他說「總是要這樣!」他是國際會計準則官員,「母親,每當我被調動,我就會緊張。這種緊張,壓力在我心中,喋喋不休。之後會發生什麼?孩子們該去哪兒?房子會怎麼樣?這樣那樣,所有問題都會發生在我身上。但是我和妻子發生了什麼事,我們現在都沒有感覺了。我們沒有感覺。我們並不擔心。我們睡得很好。我說,「這事本應如此發生。所有這些都不應該影響你。」這只有能突破我們想像出來的思維才可能發生。我應該說,「思維」 可能用詞不當,因為並不是指精神上的。它是,如果它只是思維意指那想像出來的,那對他們來說整個精神病院都是瘋子。我不知道英語是如何操作,你很難清楚理解。以英語來解釋霎哈嘉瑜伽是很困難,因為在英語中你會驚訝他們所稱謂的「靈 (spirit)」。「Spirit」是Atma(靈) ,依他們來說「Spirit」 可以是「亡靈」第三解釋,是指「酒精」。我真不知道那個意思會比較接近,但這就是我說英語會辭不達意的意思。
馬拉地語最好,因為馬哈拉施特拉邦人已完整了很多昆達裡尼(Kundalini)的工作。通過冥想作修行的人仕(Nath Panthis)在那裡。他們做了很多工作。但傳統是,一個人只會向一個人開啟自覺。如果我做了你認為值得一提的事情,那就是我試圖找到一種給予集體實現自覺的方式,集體地發生。這就是我卑微的貢獻,並且我使成千上萬的人得到他們的自覺。現在什麼是自覺?如果你觀察脊柱的底部,會看到一個稱為「 薦骨」的三角骨。它被稱為’Sacrum’,因為它是一個神聖的骨頭,這希臘人已知道,那是一個神聖的骨頭。根據我們的聖典以及許多其他預言,有一個力量存在於我們之內,屬於自己的力量,那力量叫做昆達裡尼。被稱為’Kundalini’,因為它呈三圈半捲曲。捲曲稱為’kundal’,這就是稱為昆達利尼(Kundalini)的原因。現在,這個力量是你自己的。它存在於每個人身上,如果它被喚醒,它會穿過六個中心再穿過頭頂-我們梵文稱之為Brahmarandhra,英語稱為fontanel(腦囟)。它穿過童年時代的還是軟骨的位置,你便開始感受到微微涼風從你的頭頂冒出來,然後涼風來到你的指尖。它是這樣發生。這是無論你付出任何代價都不能交換到的體驗。你不能。我可能會繼續告訴你很多這樣那樣的故事,那不能成就。它必會發生。昆達利尼必須上升,然後穿過腦囟,否則,這是沒有作用的。這只是文字,一些說教或類似的東西。在Kaliyuga迦利(紛亂)時期這是非常容易發生。或許是因為紛亂期人厭倦了正在發生的事情,所以各種各樣的成就都發生得非常明顯。
它做了什麼呢?它通過了六個中心。六個能量中心,意指我們的身體,精神和情感的存有,也是靈性上的存有。因此,當它通過這六個中心時,它會滋養其中,整合所有這些中心,最終它通過這個並進入無所不在的被稱為「Paramchaitanya」神聖之愛的力量。你可稱為「神聖的無所不在的愛的力量」或者任何無所稱謂的,也沒有分別。
我們周圍有一種非常微妙的力量,它照顧著我們,引導著我們,幫助我們就是這扭力場區。當這樣發生的同事,你會變得明白絕對真理,絕對!你知道所有絕對的事,無疑惑,沒有可以被挑戰。例如,它開始流通你的指尖。開始流過指尖,您可以在指尖和各能量中心感受它。這是5,6和7能量中心,5,6和7能量中心。我現在不打算告訴你所有的細節。但當你開始感受到這種完全知覺,商羯羅 (大師)稱之為’spand(輕微震動)’,然後你就會感受到真理,真正的真理。
例如,假設在你的辦公室裡,你遇到一個騙子,衣著得體,說得一口流利英語,談吐儀態也很好。你怎麼把他分辨出來呢?只需將手放在桌子下面,親自看看。你會立刻得到某種灼熱的感覺,或者你可能會感覺到某種感覺,你會稱為,類似被針刺或釘的感覺。你會感到類似的感覺。然後你會從指尖感覺到他那個輪穴被感染。這是對一切事物的絕對知識。不僅僅是知道他是好或壞人,而且還有疾病。假設你有一些疾病,你會從指尖感覺到它。你會在指尖感受到它。你會知道你的疾病,如果你懂如何治癒它,你就可以治癒別人。也因為你成為整體之一你會發展出非常群體的個性。畢竟誰是以外的?我們是合一的。但唯一問題是我們因為無知而分開了。一旦這個問題解決了,很多事情會從我們身上消失。這是我告訴你有關右脈的,但制約也對我們產生很大作用。
在我們的反應中,有兩件事會產生。一個是右脈,另一個是左脈。左脈你看到所有制約。這些制約來自我們的童年,家庭,國家,閱讀,以及各種各樣的事情。但家庭教養也非常重要,因為根據印度古典籍記載,那裡存在六大敵人。我們有六個。這六大敵人是什麼?是Kama,Krodha,Mada,Matsara,Lobha,Moha。
Kama是你所謂的性衝動。Krodha是憤怒。Krishna(克裡希納)有斥責惡行的怒氣。但是,所有右傾的人都脾氣暴躁。他們不想成為這樣,但他們是。當他們發脾氣後他們也感覺不好。並不他們想發脾氣,但他們就是發了出來。現在這個也退掉了。因為你發展出saakshi swaroopa(旁觀見證者之反映),脾氣暴躁會離你而去,憑藉那種見證狀態,你能看到一切。你不會發脾氣。你只會看著它。這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
Mada是妄自尊大。我們有這個。我知道IAS官員和他們的妻子。他們有這種妄自尊大。不是每個人,但他們中的一些人有。我有非常有趣的經歷。就像,有一次我們去德裡(Delhi)到Hatriji,他們在Mina Bagh安排了給了一間屋給我們同時我到勒克瑙(Lucknow)探望另一位與IAS軍官結婚的朋友。那非常自豪的女孩問我,「哦!你住在哪裡?你好嗎?」我說,「我的丈夫是政府人員,他被調到這裡。」「但你住在哪裡?」我說「Mina Bagh」「哦,我的天啊!Mina Bagh!你丈夫是什麼職位?他是文員嗎?他是做什麼的?」我說,「他正在辦點事」,我就像她看著我一樣望著她。「我的丈夫可能是你丈夫的上司」這樣那樣的。我說,「我對這些事情也不知道。對不起,我不認識你提到的人員名單,或什麼的。我沒興趣。」然後我的丈夫來了。然後她說,「看看那個高個子男人。你知道他很重要的人物。他與首相一起的。你去跟他談談,讓你的丈夫提升職位吧。」我回應([笑了]她在做什麼?),我說,「Sudhali,他是我的丈夫。」「嘿!他是你的丈夫?哈…呀!哦,我的天呀!我很抱歉。」我說,「沒關係。」相同經歷。你看,那女仕也成了IAS人員,不是實際上的,作為人妻而我一直跟她們一樣迷失其中。我永遠無法理解作為IAS以及他妻子的意義。它超越了我的範圍。但有一點,在所有這些混亂生活中真正幫助我的是什麼,因為你知道我們的薪水較少,這就是主要的問題,作為民族愛國主義者。
我的父親是一位偉大的愛國者。我媽媽也是。為了這個國家的獨立,他們犧牲了一切。無論如何,我都不能乘坐任何外國航空公司。也許印度航空不好,沒關係。這是我的,我的國家。因此,這我的國家的感覺讓我繼續前進。你看,你變得像一個卡吉爾(Kargil)士兵。你正為你的國家而戰。你為自己的國家工作。我的丈夫進入了印度外交部。我告訴他,「辦不到。我兩不喝酒,當我們獲得自由的時候,我不能在危難中離開我的國家所以,如果你想要你可以去,我不會來。我不想去外交部。」他被削減了工資。那個時候,你知道,300是一個很大的數額。我說,「沒關係,不管什麼,我會留在我的國家。我將在我的國家工作,你在這裡工作,我會一路支持你,我並無他求,我不要什麼,你根本就不會收受賄賂,否則那天我會離開這個。」另外我也說過,「另一件事是我們國家必需發展。」誰來發展?我一直覺得你是我們國家的棟樑。你必需發展這個國家。金錢是什麼?來來去去的。你見過那些有錢的人,他們的孩子去了哪裡?他們發生了什麼事?他們取得了什麼成果?所以我坦率地告訴我,我不會去什麼外交部門,因為外交部算是什麼?我想在我的國家盡一切努力。我做過了很多抗爭,所以你會知道當看到正發生的事,是何等令人失望。但那一天會到來。這個國家將會崛起。如何達到?因為當這情況發生時,當昆達裡尼(Kundalini)升起,人們就會成為自覺的靈,他們會轉化。他們變得極為愛國,非常愛國,他們會理解我們的國家今天所需要的。
他們可以犧牲任何東西。他們可以住在任何地方,他們不會為某種形式而煩惱,你可以稱之為財務方面幫助或其他物質的東西。他們超越了唯物主義。即使在我們國家,成千上萬,也有國外,成千上萬的人。現在霎哈嘉瑜伽正在86個國家工作。他們都很高興,因為有了這個你會得到一種沒有雙重意義的快樂。這不是 快樂 與 不快樂。只有快樂,還有另外一件事,就是心裡平靜。你會變得如此平靜,絕對平靜。你不必擔心任何事。你不必因為看到你所患的疾病而感到緊張。除此之外,還不用擔心各樣的癱瘓症發生在身上。我們在醫院裡有一位很勤力的醫生。我告訴他,「醫生,你的年齡都不輕了。你應該放輕鬆一下。白天你必須休息。沒有必要。你不在辦公室時要休息,或休息下來做別的事情。閱讀或你可以去玩。做點其他事。」他不會聽我,後來他半身不遂,手腳都完全不能動。他甚至不能走路。他無法提起他的腿。現在他沒事,治癒了。但後來我告訴他你因為過於右脈才需接受治療。這非常重要。這是非常簡單的治療,可以很容易做到。例如,你可以在肝臟上放一個冰墊。你可以放一個冰墊在這裡,因為這個部分。這樣的行徑使這個部分變熱了。所以你把冰放在這裡,你放冰。這敷冰方法可幫你許多。也有些其他非常簡單的家常療法,你可以採取。但我會要求你們所有人來到我們的中心。
和旁邊的人對話:[Bhaaratiya?Wahan hai na?Bharatiya,usmein hai ki nahi?]她去了哪裡?
有人回答,「Bhaaratiya Vidya Peeth。」
錫呂.瑪塔吉女仕:如果你住在這個地區,你們都可以來這裡。在每個地區,我們都有中心。所以你們都可以虛心地到那個中心。
你知道,在霎哈嘉瑜伽中,沒有什麼職位階級之分。我們必須謙卑下來。妄自尊大是無用處的。我們要謙卑下來。當我們謙卑下來時,它會非常容易達到及融入自己。否則,它還會是什麼?生命是什麼?如果不能享受。沒有經歷過,那你在做什麼。我知道你安排了很多工作,我理解。我知道你們何等努力工作。但要擺脫,要超越所有緊張和壓力,你必須冥想5分鐘,他們會告訴你如何做。晚上五分鐘便會幫助你。所以,就像你早上洗澡一樣,以昆達裡尼為自己淋浴。她是你的母親。多年來她一直是你的母親,她記錄了你自己的一切。這是你精微的一面,當你想得到自覺,她就渴望被喚醒。她非常渴望,它奇跡地成就了。我很驚訝人們是如何在很短的時間內獲得自覺。對他們來說唯一問題就是,它像一個報春花,或者你可以稱之為’ankuraa’ (掛鉤),它生長但它不會成為一棵樹。所以,你必須一點點地靜坐。你必須在集體內並努力。在集體中,你會忘記一切,你的一切職位。我認識IAS官員和村民一起跳舞,一起唱歌,他們非常喜歡。他們說,「這些我們都知道,但從不想表達出來。」所有這一切都放下了。所有這些外在的束縛都消失了,你就會與集體合一。你知道他們的問題。你知道如把它們解決,這非常好。我認為這是唯一一個必須達到的,沒有別的。如果你達成了這目標,那麼便算你已經取得最後成績。你可以以這個幫助別人。您可以給其他人自覺。你可以拯救他們的生命。我的意思是,你所有的力量都會發揮作用。在這些可怕的鬥爭和各種各樣事情,暴力發生的日子裡非常需要霎哈嘉瑜伽。而且你會感到驚訝,人們得到它是一個恩典。
在土耳其,我們有大約兩千人是得到了自覺的靈。沒有人失去生命或任何事物,甚或他們的房子,他們只有一點點動搖,我會這樣說,但從未跌倒過。整個奧裡薩邦(Orissa),也如此發生。在許多地方都發生,人們剛剛和那些蒙神恩典的人一同得救。我們必會成為那樣。生命裡不能沒有它。這是相當精微的。它很精微,而有時我們必須變得精微的。現在的情況是,我們發現了很多患病的人他們都是右脈得很厲害。整體是右傾的。它絕對可以治癒,絕對在你的控制之下,你亦可以治癒別人。這是我們在這個可怕的混亂期(Kaliyuga)中所擁有的祝福。他們說,這是最糟糕最壞的時候,你看到發生什麼事。但與此同時,霎哈嘉瑜伽的蓮花才出現。
你不需要付費。這是你應該知道的事。任何有人向你要錢,他都不神聖。根本不用付錢。當你成長,成就,當你給別人自覺,那麼你會感到驚訝,你會進入一個新的理解領域,這是無疑惑的醒覺狀態。根據印度聖哲帕坦伽利(Patanjali),它被稱為’Nirvikalpa Samadhi'(無疑惑 三摩地)境界。
現在我們學習英語,我們不會多閱讀印度經典和事情。而那些有閱讀經典的,又會拜偶像,這個那個的,我的意思是他們是宗教狂熱人士,浪費他們的生命。另一邊是buddhivaadis你稱之為知識分子,你看。他們更糟糕,因為他們以為已經閱讀了所有知識。他們已知道一切。現在告訴他們什麼?這事情太簡單,他們不想接受。你不能告訴他們,「直接說吧。」你須以另一種方式獲得它。所以也要瞭解,我們其實還不很瞭解自己。我們必須瞭解自己,而以我所知,為了這樣喚醒昆達裡尼是唯一的方式。我希望你們都會考慮一下,然後我們的中心來獲取自覺。我們有很多中心。你不需要付錢,什麼也不需要,但你要輕鬆的來到。只有在得到視覺後才能放鬆,而不是在此之前。你會驚訝於你會停止衰老。我沒有年老問題。我丈夫也沒有年老問題。我們沒有想及它。這結束了。現在,必會死亡的都將會死去。但在那之前,我們並不擔心。你做的每件事都會有特別神聖的光芒。
我衷心祝福你們,能在你的內在發展這精微的事,同時瞭解那從未瞭解過的自己。你必須瞭解自己。你不需反省,坐下來批判自己或感到內疚。一點都不要。所有該發生都會發生,你會對自己感到驚訝,所有的壞習慣也會自己改掉。
在倫敦 一夜之間,有十二個吸毒成癮的男孩。他們一夜之間戒掉了。我沒叫他們要這樣做。我從不告訴別人,「不要這,不要那。」我從來不會這樣說。但當昆達裡尼上升了,你內心的光,心靈的亮光會給你指引。它會告訴你有什麼對你有害處。你有權拒絕那些對你有害的東西。我知道這有困難。我知道有問題,但你永遠不會察覺它們。比喻你坐在船上,你不會困擾於海有多深。這個就像。你超越所有這些東西,你看見並幫助別人。除此之外,它還可以幫助你的工作,非常有助於你的工作。由於扭力場,你很瞭解你的工作。我的丈夫說:「你怎麼有這個主意?」我說,「我就是知道。好吧!這就是這個想法,我明白了。」現在他有時會驚訝於我如何管理事物。我處理得好嗎?我沒有秘書處。我沒有秘書。我沒有私人助理,沒有。我們在86個國家開展工作。之所以能成功,是因為這神聖的力量是如此有幫助及如此有善。
所以一次再一次,祝你幸運。請來我們的中心。我希望他們能給你地址以及相關資料和你,你可以週六或週日來到,或隨你什麼時候想得到你的自覺。
願神祝福你!
有人說,「錫呂.瑪塔吉女仕(Shri Mataji),他們請求,如果你可以在這裡給他們自我覺嗎?」 […]

摩訶拉希什米崇拜 Vashi Health Centre, Mumbai (India)

摩訶拉希什米崇拜

印度孟買‧1996 年 12 月 21 日

很抱歉我要說馬拉地語,因為我要告訴他們一些我不想你們知道的事 情。

今天是個了不起的日子,我這樣說是因為我要告訴你一件偉大的事情, 就是格尼殊哇(Gyaneshwara),馬拉地語稱祂為 Dyaneshwara,祂是卡提
凱 亞 的 降 世 。 處 女 莎 娃 斯 娃 蒂 把 祂 當 作 自 己 的 兒 子 來 照 顧 , 祂 是
Ganapati(格涅沙)的兄弟,她照顧祂,也有一些描述祂是如何出生,都 是很有趣的。

但在這裡,這個地方,馬哈拉斯特拉邦,祂降生為人。也有很多非常非 常偉大的聖人在馬哈拉斯特拉邦出生。那些可怕的人卻折磨他們,我告 訴你,比基督教審判異教徒的法庭要差勁,也比任何地方的宗教法庭還 要差勁。他們受到襲擊,但這些偉人卻再次在這個偉大的國家 — 馬哈 拉斯特拉邦 — 出生。

他們都很有天賦,文筆很好,很能運用豐富的語文來書寫,你能看到格 尼殊哇怎樣漂亮地描述有自覺的靈。祂說︰「月亮沒有追逐月光,太陽 沒有追逐陽光,因此,有自覺的靈毫不介意自己的榮光,太陽一直照耀 大地,接著它收回陽光,光線做它要做的工作,太陽只是在靜觀,靜觀
光 線 在 工 作 , 然 後 太 陽 把 光 線 收 回 , 把 它 完 全 包 含 在 自 己 之 內 。 」 Samhau(即包含在自己之內),完全包含在自己之內。

若你有自覺的體驗,祂描述有自覺的靈是那麽漂亮。Namadeva 則出生比

格尼殊哇遲得多,即使只是 Gyanesha (聖人格尼殊哇的簡稱)的一小部分, 若你能經歷,你便擁有。我希望你們都能閱讀 Amritanubhava
的英文版,
試試明白祂怎樣描述有自覺的靈,你會發覺,你的內在發生著同樣的事
情,你是與眾不同,你會很驚嘆有這種對你的「真我」的漂亮描述。

我在說馬哈拉斯特拉邦人,他們極之有天份,看看他們的音樂,沒有人
能勝過他們;看看他們的戲劇,沒有人能勝過他們;看看他們的電影,
在馬哈拉斯特拉邦,只製作了不起的電影。另一個地方是孟加拉(Bengal),
這個地方,我要說,雖然是不同的地方卻是在同一層次,有天份的人在 那裡,這都顯示神特別祝福照顧這兩個地方。馬哈拉斯特拉邦人應昇進
得很高,但他們卻不停的投訴,說別人壞話,做著一些低層次的事情,
我很驚訝,我希望你們沒有受他們影響,還有是愛挑剔的北印度人,他 們都不是好傢伙。

我很驚訝你們怎樣在這個充滿各種寄生蟲的國家(印度)調節自己,因為 你們擁有生命能量,能感受生命能量。能看到你們在這裡是很了不起的,
我在告訴他們(印度人)要體諒你們,我真的對老遠來到這裡的人感到很 自豪。在這個崇拜,我想著很多在這裡出生偉大的聖人,偉大的導師, 當然還有格尼殊哇,我要說,祂是所有進化很高的靈的王,這是毋庸置
疑。

我們會在 12 月 24 日作崇拜,因為那天是達陀陀哩耶(Dattatreya)的壽辰, 在 24 號的晚上作崇拜。不管如何,是聖誔前夕,我們以此作為開始,達 陀陀哩耶也降生在馬哈拉斯特拉邦,馬哈拉斯特拉人認識達陀陀哩耶, 他們也明白 Nath Panthis。這些 Nathas 走遍四周,他們走到基輔(烏克蘭 首都),甚至走到玻利維亞,他們都是來自馬哈拉斯特拉邦,來自 Rahuri,

你能想像嗎?他們是那麽偉大,我就是期望這種事情能在馬哈拉斯特拉

邦發生。我可以肯定,總有一天,我會滿意他們所有人,不謹只滿意少
數人。

有一些很偉大的馬哈拉斯特拉邦人,毫無疑問,但他們全部人都要一起, 因為我是綜合整體的說,不是個別分開的說。我希望他們能明白我內在
的感覺,不然我只能揀選好的鑽石,抛掉有瑕疵的鑽石,有什麽用呢? 你們全都有能力達致任何高度,他們或許屬於任何種姓,任何社區,都 不要緊,他們都是出生在這個偉大的國家  […]

桑格蘭提節——太陽神崇拜 Mumbai (India)

桑格蘭提節——太陽神崇拜
19880110(印度 孟買)
我認為這是一個很難得的機會,在你們即將離開這個國家時,讓我今天在孟買這個特別的崇拜與你們重逢。這是敬拜太陽的崇拜,稱為“Makar Sankrant”。 “Makar”是南回歸線(tropic of Capricorn),南回歸線是“Makar”。現在太陽正從南回歸線移向北回歸線,因為與太陽有關,所以這日子是固定的。按照印度曆法,這是唯一固定的日子,因為它與太陽有關。這一次,我不知道為甚麼,甚麼發生了,他們把它定在這個月的十五號,它通常都在十四號。
今天,它正在改變,我是說季節將會轉變。因為這種移動,有六個月,太陽移向南半球,令南半球曖和,明天太陽會移向北半球,所以今天是最後一天,以印度人的理解,今天是最寒冷的一天,之後熱力便開始增長,我們可以作任何吉祥的事情,在這個崇拜後任何吉祥的事情都可以做,在夏天。雖然夏天很熱,人們仍想受太陽支配,想太陽給我們溫曖。只因為有太陽,所有田地,所有蔬菜,所有水果,萬物都在生長。這就是為甚麼當太陽不在這裡的六個月,我們稱這時候為“Sankrant”,意思是災難。當然在歐洲,例如英國或美國,沒有太陽的日子也是災難。在這裡,今天是Sankrant完結的日子,意思是災難完結的日子。他們會吃一些混入芝麻的甜蜜的食品,因為芝麻給我們熱量,所以在今天這個最寒冷的日子,他們想給予芝麻,也想你保留熱量,調節自己去適應即將來臨的熾熱。
這樣想是非常粗略,非常粗糙的層次,我們必須令人保持足夠的溫曖,也有人說,溫曖的愛必須在這時候向人表達,因為這是最寒冷的日子,所以他們說:「我們給你這特別的東西,讓你能說一些甜美的話。」就是“goad goad bola”,意思是你要對我們說一些甜美的話。住在溫曖地方的人比住在寒冷地方的人可愛,因為大自然對住在寒冷地方的人很苛刻,我不會責備這些人的品性,因為大自然真的很嚴酷。
在印度,你可以住在任何地方,可以住在樹下,住在森林,任何地方你也可以快樂地生活,只要有水喝,有水沐浴。居住在印度,不用面對居住在世界其他地方的問題,哪裡若你要外出,便要花十五,二十分鐘穿衣,這裡你立即可以走出屋外,在夏天,你可以門戶大開,大自然沒有給我們帶來任何麻煩。在夏天,大自然變得很友善,因為樹木蒼翠繁茂,非常青綠,人們在這時候都感到很快樂,所有活動都與太陽的能量有關。
在西方,陽光少得多,因此,人們大多留在屋內,只利用人功化的熱力或其他熱力,門戶都關上,心扉也關上,因此他們很難與人溝通。當你越往你的國家南面走,你發現人也越熱情,越單純,非常好客。因為太陽,心扉也越開放,一種邀請你的心。你現在看看霎哈嘉瑜伽,太陽代表右面,月亮則代表左面,偏向月亮的人有欲望但沒有行動,除此之外,若過於偏向月亮,可以很具毀滅性。因為若你坐在屋內無所事事——例如這些日子很多人失業,沒有工作——你會想得太多,這種思考只有欲望,卻沒有行動,不作出行動,這種力量可以變得非常富毀滅性。這就是我們發現,當他們說:「空洞的思維,空洞的思維是魔鬼的工作室。」當人只有欲望而沒有行動,沒有行動可以很富毀滅性…。
溫曖的國家的情況與不溫暖的國家是不一樣的。在非常溫曖的國家,例如非洲,因為太熱,情況就很複雜了。就像我們有回歸線…我的意思是赤道通過一個地方,把那地方加熱,那地方因此有很多熱帶密林,非常高的樹木,樹葉遮蔽整個地方,令陽光不能穿透,因此哪裡很黑,充滿黑暗。這種極端也在極之寒冷的季節發生。居住在哪裡的人,很自然因為沒有太多陽光,也不太生長,他們可能是很原始的人,也可能是很有野心,就像他們從動物身上學習事物,因此他們可能變得很富侵略性。
所以必須要平衡,平衡就是欲望與行動兼備。問題是在人類的氛圍下有分歧,這個國家的這部分只有思考,另一部分則只有行動,在這種情況下,甚麼也成就不了。所以必須有平衡,要處於中脈(sushumna)。我們可以說中脈是赤道——不,不是赤道,是大地之母的軸心,大地之母的軸心就是中脈,它必須行動,當它來到軸心,我們要明白自己必須處於軸心。我們在軸心,才是平衡。
實際上,大地之母內沒有像一支大柱被我們稱呼為軸心的東西,大地之母內沒有任何物質能被我們稱呼為軸心,這是一種能量,當宇宙擴張,這能量令地球有巨大的旋轉速度。它不單在移動,還創造了日與夜,所以我們白天工作,晚上睡覺,這樣令我們平衡。也是因為地球繞著太陽轉動,令一半的國家在夏天取得陽光,另一半的國家在冬天取得陽光,軸心就是這樣成就萬事萬物,除此之外,這個軸心令各星球和各個在宇宙間移動的物體保持恰當的距離。
這個軸心是大地之母的聰明才智,不單是聰明,還是芬芳,除此之外,它是中脈(sushumna imdi),你可以說,大地之母的中脈。透過這個軸心,一切的天然聖石(swayambhus), 一切的地震因此發生。軸心在移動,它是能量,我們可以稱這軸心為能量,它令熔岩流向不同方向,穿越不同區域令地震產生,也令…火山,火山。所有這一切的發生都是因為軸心知道甚麼該做,這軸心愛我們,因為這軸心,我們有四季,它創造漂亮的季節令我們有多樣化,不同種類的食物,多樣化的事物。若大地之母的熱力消失,地球便甚麼也沒有,全都凍結了, 大雪紛飛,我們便沒有食物,甚麼也沒有,就像居住在月球一樣。
特別被創造的是:首先是大地之母,當它透過太陽的熱力被創造,我們因此可以說太陽是大地之母的父親,跟著太陽被帶到接近月球,它因此冷卻,完全的冷卻,並鋪滿了雪,之後它被帶到接近太陽, 帶到生命可以開始運作的位置,這就是整個事件怎樣的漂亮的統籌, 令生命可以在這區域生長。當生命開始生長,我們漸漸知道碳如何形成。碳是由同一個軸心所構成,因為軸心內有熱力,熱力把植物轉化為碳。遲一些時候,我們可以說,這碳構成生產碳水化合物的根基, 你也可以說,構成所有的有機物的根基。要創造生命,我們必須有其他的幫忙,是氮,你會很驚訝,氮也是由同一個軸心,同一個移動所創造。當它創造了氮,氮令我們有氨基酸,當氨基酸在我們內裡被創造,我們的生命便從亞米巴原蟲幵始。當然,這是在海洋裡創造的, 因為海洋裡的移動,創造了氮,也創造了生命,跟著透過海洋它擴散開去,這就是怎樣有氨基酸。氨基酸的形成令我們有組合和排列,也有不同的物種。在整個進化過程,大地之母透過它的軸心扮演著很重要的角色。
同樣對人類,軸心是最重要的。我們生命主要的原則,是我們的軸心,我們要依賴軸心,不依靠軸心的人,不是偏向左就是偏向右,都是步向完全的毀滅,因為他們會因過分偏右或偏左而被毀滅。所以我們的軸心必須妥善的處理。沒有妥當軸心的人,他們不同的輪穴,不同的品質都可能會出問題。過分伸展自己的軸心,把他的頭像這樣放的人,是非常偏右脈,他是藉由他的自我製造問題。完全屈曲自己,卑屈的人也是向著毀滅。這兩類人有一個大問題,一個想控制另一個, 當他們想控制別人,實際是在摧毀自己,也摧毀受他支配的人。
例如,我們曾經見過統治我們的英國人,我們也見過法國人走到一些地方,統治哪裡的人,跟著是葡萄牙人,走到一些地方,統治哪裡的人。一切他們想支配的都會有雙倍的反效果。首先,因為受他們的控制,例如,印度人變很卑屈,印度人…就算是現在他們也是極之卑屈,他們沒有應有的獨立軸心,他們是極之卑屈的人。我的意思是,特別是我在西方見到,我很驚訝從這裡來的印度人,我發覺他們都是極之卑屈。他們做盡各種取悅白種人卑屈的行為,在印度,白皮膚的人變成很值得敬重的人,這樣令白人的自我更加膨脹,今天你看到甚麼在發生,這個自我在摧毀他們,因為自我,他們處於毀滅的邊緣, 所以這是很不自然,很表面,我們要明白人類內在最佳的是他的軸心, 每一個人都有軸心,我們必須尊重每一個人的軸心。
在霎哈嘉瑜伽,我不太認得你們的樣貌,我只知道你們的輪穴, 你們的中脈,你擁有怎樣的中脈,若你擁有深層的中脈,我便知道你是有深度的人,若你擁有表面的中脈,我便知道你是個很表面的人。就算你想扮成非常友善非常好,談論霎哈嘉瑜伽,對霎哈嘉瑜伽很認識,說一些通常令人困惑的話,就像你是霎哈嘉瑜伽的導師,但我知道你的程度。
所以軸心的深度比甚麼都重要,你的軸心必須非常有深度,你會說:「母親,軸心就是這樣,怎樣可以令它變得有深度?」人類的軸心,像一張捲曲成三圏半的紙,內在的是BrahmaNadi(梵天脈),梵天脈是非常非常細小,我們可以說它像頭髮般非常微細,只有像頭髮般的靈量才能通過。有深度的人,他的梵天脈會大一點,其餘互相捲曲的部分都是很細小的,沒有深度的人,他們外在我們稱為可折迭的比內在細小的東西大,這類人表面可能精力充沛,看來很聰明,很精明, 外表漂亮,不管他們的外在是怎樣,他們的內在卻沒有深度。若他們內在有深度,他們的態度是很漂亮,能給人喜樂。若你遇見另一類看來很喜樂的人,他可能想給你喜樂,但這種喜樂並非真的那麼深入, 只能像是喜樂的屠殺者。
所以要令我們的軸心有深度是非常重要的,我們就是缺少了適當的刻苦,適當的努力。現在有些人自動擁有很有深度的軸心,另一些人則擁有你所說非常非常…狹隘型的軸心,軸心必須生長。當你來我的崇拜,我所做的就是擴展它,我同意這只能是短暫的。要保持它在這一點上,我們必須在家裡,在集體裡做點工作。必須在家裡多靜坐,認真的去做,不能當是玩笑,不能輕挑,不能愚蠢,不能這樣。必須很認真的去做,意思是這是一種虔誠的工作,要入靜,可以說是對神的禱告,對神的崇拜,要以崇敬的態度去做,因為崇敬是成功的鑰匙, 若你對自己,對別人都不尊敬,便不能去做。首先你必須尊重你的人生。「我對我的人生做了些甚麼?我在哪裡浪費它?我為甚麼要浪費它?我為甚麼不能有深度?無論如何,我的人生必須有目標,我是否向著這目標,我有否這樣做?」
若所有這些突然出現在你的腦海中,你便知道你是很容易與你的自我鬥爭到底,因為人們通常都為一些小事爭吵,我曾經在霎哈嘉瑜伽見過,人們為一些無用的,完全沒用的事情爭吵。就算提及他們怎樣為一些小事爭吵,我也會感到很愚蠢。一個有深度的人,即使他說話不多,即使他不大炫耀,即使他不坐在前面,.他會透過他的深度表達自己,因為我更能藉此成就事情。
要發展這些品質,我們必須靜坐,靜坐是最重要的,每一天,每一天,每一天,你或許不吃一天,不睡一天,不上班一天,不做一天你每天都做的事情,但你卻必須每天靜坐,這是很重要的,要把中間狹窄的部分發展成更大的區域。當這樣發生,你開始發展它,你首先發現的是你不再介意任何舒適,不再受任何物質困擾,無論如何,你已超越它,你就是不受你的思維困擾,讓它去吧。你只是不想把你的脖子放在不再屬於你的東西上,你抽身而出,你想:「天啊!這對我太過了,我不再介意它了。」
你的態度現在向內移,當注意力開始向內移,它擴展得更多,這是內在的,被稱為梵天脈(BrahmaNadi),它開始擴展,再擴展。微細的事物也一樣,就如若我沒有提及某些人,他們便感到:「啊!為甚麼母親沒有提及我?」這都是不要緊的小事,只要你擁有深度的軸心,你就與我同在,我也與你同在,完全的在一起。這些外在的事物:「啊!我把一件很漂亮的紗麗給了別人,她從不給我們紗麗,她沒有這樣做,沒有那樣做。」若你的腦海裡有這些事情,代表你有某些缺失,又或你想投訴:「啊!我到哪裡去,必須坐巴士,我必須依靠這東西。」這顯示你不感到舒適,這擴展令你感到舒適,這是舒適的東西,它真的令你在任何境況,任何位置,任何生活模式下都感到舒適,你不想有任何其他的舒適,你必須透過靜坐,發展這些。
第二,我們必須知道霎哈嘉瑜伽到今天是集體的事件,我發覺,特別是印度男子,他們從不用雙手做任何事,這是錯的。因為他們完全沒有運用雙手,因此他們的集體很窮,非常窮,印度人有最糟的集體。若你擁有集體靜室,我不知道我們為甚麼要建造一所集體靜室,沒有人會留在哪裡。他們想有自己的房子,自己的家庭,自己的孩子,對集體他們是最差勁的。原因是印度男子從不用雙手做任何工作,他們不懂怎樣釘釘子——很多人都是這樣——更不要說其他維修的工作。他們只會把雙手放在臀旁,告訴別人該做甚麼,你明白嗎。馬拉塔有這樣的一個說法,非常有趣,就是:「坐在駱駝上,駕著山羊。」這就是典型印度男子。他們不懂修理,不懂做任何事。若現在有人散播某些東西,他們只會站著,只在看,從不動手去做。
所以對每一位霎哈嘉瑜伽士,這是很重要的,我們稱為shramadaan。他們必須做一點shramadaan。  “Shramadaan"的意思是付出一點勞動,這是我們缺乏的。就算是要清潔你的房子,你最好也清潔房子的外面,嘗試在房子周圍種一點花草,把房子重新刷上油漆,用雙手做點事,就算你沒有房子,你也可以整理一下頭髮或做類似的事情,只要你認為是最容易做的。就從容易的事情開始吧,因為我不認為有人會這樣做,他們甚至不刮鬍子,要別人代勞,我的意思是他們絕對懶骨頭。
現在卻相反,你看到在西方,人們運用他們的雙手,因此你便明白,因為他們運用他們的雙手,所以他們很合群。他們因為合群而得分,而印度人卻是因為他們是印度人,他們祖先的遺產,他們知道甚麼是靈量,知道格涅沙,他們知道一切而得分,他們是在這方面得分。左面是欲望,右面則是行動,我們再次回到原來的位置,我們處於不平衡,就是西方有行動,這裡則只在想,「好吧,我們會去做。」只是計畫,每樣事情都只是在計畫,甚麼也成就不了。你不停的計畫,計畫,計畫。在過往十年間,我們在德里建造一所集體靜室,像泰姬陵般,我告訴你,這是很困難的,你要明白,他們為甚麼花這樣長的時間,那不是一個大的地方,完全不是,不單因為霎哈嘉瑜伽士,還有其他原因,因為每一個人都像這樣,每一件事情都延遲,每一件事都明天才做。「我們明天才做。」一個人來了,另一些人卻沒有來,就像我們在學校裡通常都是這樣,我們拿到這個數目,或我們這樣解決,有房子要建造,三個人來工作,一個人走了,跟著兩個人來工作,一個留下,其餘兩個跑掉,五個人來工作,兩個跑掉,這所房子又怎能建好?永遠不能,人這樣跑掉,房子怎能建好,就是這樣。
這就是我們欠缺的合群,我在說所有印度人都必須找找有沒有可以種植花草的地方,找一處可以種一些榕樹的地方,一起澆水,一起把事情做好。現在的印度婦女已經能這樣做,她們在烹調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但其他工作仍然不行。其他是聰明才智,還有是思考。若他們每時毎刻都在想:「啊!我丈夫喜歡這些,我要為他烹調這些。」若丈夫進食時要有…例如擰檬,現在家裡沒有檸檬,這位婦女便會四處去為她的丈夫找檸檬,否則他不會進食。不要緊,有時他不進食也沒有不妥,但婦女仍會嘗試,因為她們想,她們明白,你必須要保持他們的味覺妥當,在印度,她們都很合情理,因為在這裡,他們是真正的老虎,所有丈夫都像老虎,所以你要不停的餵食他們,否則你便知道,天知道他會何時跳上你的身上。在英國或美國卻是相反,丈夫像山羊,婦女則像老虎,西化了的印度婦女也是一樣,當她們走到西方,即使是很單純的女士也會變得像老虎。真的很令人驚訝,她們怎能立即改變,就算並非穿上牛仔褲,她們就是變成這樣。當人類不明白自己是大地之母的軸心——不是南回歸線或北回歸線一人類便會不平衡。平衡是藉由我們的深度而來,我們要改善我們的深度,不是透過空談,空談霎哈嘉瑜伽,而是認真的靜坐,認真的入靜。
第二,我們必須做一些集體的工作。現在在印度,例如,我們有建築師,他們從不用雙手觸碰任何東西,只坐著繪圖,你明白,只是這樣。繪畫後,喜歡怎樣就怎樣。現在他們有問題,實際的問題,他們甚至不懂釘一顆釘,他們就是你所稱呼的白領…對用手做的工作完全不懂,他們不懂做任何手工藝,就算要他們抬起一張椅子再把椅子伸展也辦不到。在這情況下,對集體來說,我們是來自一個絕對富毀滅性的社會,所以我們要合群,讓我們一起做點事。印度的集體是太可憐,可憐到他們甚至沒有善待他們的妻子,沒有與他們的妻子,與他們的孩子好好說話。對他們來說,善待他們的妻子是完全不合乎正法(adharmic)。
另一方面則是西方人對集體過分關注,無論如何,他們也會嘗試妥協,嘗試令家庭生活妥當。所以這是兩個極端,儘管如此,不知為何,感謝印度婦女的智慧,令家庭生活很牢固。若你在英國看到這種男人,我可以告訴你,沒有人能忍受印度男人對他們的婦女所做荒唐的事情,絕對容忍不了,他們這種言行是絕對不能原諒。男女之間的平衡,甚麼是軸心,就是家,家就是軸心。在家裡,你有怎樣的言論? 你想著甚麼?你有甚麼問題?你的注意力放在哪裡?你在討論些甚麼?你要清楚的看到這些是非常重要的,你因此能知道甚麼發生在你的家庭。例如你們互相批評,若你向你的孩子說些批評丈夫的話,丈夫亦批評妻子,告訴孩子這些批評的說話7若這種情況持續,甚麼會發生,這不可能是妥當的軸心。軸心是愛,沒有剝削,沒有溺愛,只有愛。
像我們的國家,你看到,我們擁有怎樣的軸心?我們的國家的軸心是adhyatma。我們現在要克服對金錢,對社會發展,對這些那些的渴求,首先要有adhyatma。若人在得到自覺後社會才發展,那麼,在這裡創造另一個美國就不再是問題了 。我們不需要成為共產主義者, 不需要做這樣的事情,因為共產主義者就像美國人,他們本質上毫無分別。若一個美國人獲准留在俄羅斯,他的言行與俄羅斯人會完全一樣,若送一個俄羅斯人到美國,他的言行便與美國人一樣,完全沒有任何分別。
若adhyatma的軸心,對任何國家的靈性升進有成就的人來說, 變得最重要,亦已經成就了,那麼,任何的社會發展,任何種類的發展也不能摧毀這個國家,也不會有戰爭,處處都很和平,處處都有樂所以在今天這Makar Sankrant的日子,讓我們現在就說Sankrant(災難)已經結束,我們期望新的年代的新月能祝福我們,偉大的太陽來到給予我們需要的能量,慶祝霎哈嘉瑜伽黃金年代的來臨。
願神祝福你們!
至於崇拜,Makar Sankrant是一個小崇拜,是對太陽神蘇利耶(SuryaDevata)的崇拜,我也不知道…
來自國外而十一號之後仍留這裡的人,在十二號嗎?在十二號,十二號之後? 一、 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十七、十八、十九、二十。好,這樣吧,誰會在十一號後仍留在孟買?這些人
甚麼時候走?有誰在十一號後還留在孟買,他們甚麼時候走?
你要去普拉蒂斯坦,好吧。約翰,你又怎樣?想留在孟買嗎,又或你想留在普拉蒂斯坦?
我的意思是這裡沒有為你們作任何安排,所有在十一或十二號,或短期內不離開的人,有多少人想多留一會兒?大約三十四人,有多少男多少女?
我們決定男士到普拉蒂斯坦,女士則到Alibagh。因為普拉蒂斯坦紀律性仍然很強,完全不適合女士,我住的地方只有一間房間,所以最好把所有女士送到…讓她們到Alibagh,她們要支付留在Alibagh的費用,付給照顧她們的人。有多少人到普拉蒂斯坦?大約五十位男士,五十位,好吧。
你們甚麼時候回來?你要明白,這是一種負擔,若想拍照,你可以到普拉蒂斯坦,但對我們這是一種負擔,你要明白,除非你回去,這會是我們的負擔,所以最好你可以到普拉蒂斯坦,拍一點照片,或做你想做的事,最好是你自己安排,因為這將是在國外,不然,這將是我們的負擔,他們跟隨著我們。我很抱歉,你必須與…帶走你帶來的東西,你們要在三四天內完成,把照片拍好,快準備吧。
那些留下來的女士,可以到瓦西(Vashi)或Alibagh,到Alibagh較好,他們可以到Alibagh留下,有約十三四位女士。
好吧,就這樣吧,現在就讓…AtharvGanesha(格涅沙頌)…來自美國的二十一個人要離開,我們要儘快完成崇拜,他們便可以走了。 […]

濕婆神崇拜後的講話 Mumbai (India)

濕婆神崇拜後的講話

1987年2月26及27日

我一開始便知道霎哈嘉瑜伽,我生下來便有這種獨一無二的知識。要向人類宣示這種知識是很困難的,但我希望找到方法。

首先我要打開第七個輪穴,在1970年5月5日,我終於把它打開了。這可說是一個秘密,在此之前宇宙的生命能量(Brahma Chaitanya)在潛伏(A-Vyakta)的狀態,沒有顯現出來。就算有些人能達到自覺,連接到這宇宙的生命能量,但都像點滴消失在汪洋之中,我們叫它Niraka Ka Guna。

因此沒有誰能夠告訴世人這最後境界的知識。那些從那宇宙能量的海洋中出來的降世神祇,已經很努力的找他們能找到的最好的門徒,無論這些人怎樣少,然後教導他們此整體大有的知識。但由於那時宇宙能量不在活躍的狀態,那些降世神祇最後都回到海洋那裡去。

就像格涅殊哇(Gyanashwara),他很年輕便進入涅槃。人們說他不能用言語來傳道,那是要去經驗,因此很少人願意去嘗試,那時沒有人可以在指掌上或感覺上體認這種經驗,甚至在思維層面去了解都做不到。這是個大問題,那些降世神祇所能做的只是預備好了基礎。

現在我來到世上,我是那宇宙大有的整體能量的降世。現在那能量之海已變了一片祥雲(Saakar),具有了形狀。那些過去曾經降世的神祇都是這整體的一個部分,現在以全體的面貌來臨了。天上的祥雲降下了雨,這雨水能滋潤世人的頭腦,他們會慢慢進步,直至他們的靈量能夠昇起。現在他們都得到了自覺,在指掌上感應到一切。這是過去沒有人能夠清楚說明生命能量的原因,他們只能夠談論 Chaitaya Lahiri,因為那時宇宙能量還不在活躍的形相,只是一種狀態(State)。在這種狀態中,沒有任何形相,只有喜樂,進入這個狀態便可以超越試探,超越憤怒,我們都知道有這些人。但他們是怎樣達到這個狀態的呢?那個宇宙的整體能量是甚麼呢?他們都不能顯示它整體(Pratyaksha)的形相。他們只能多方設譬,或說一些寓言故事。

這是我要完成的,便是把宇宙能量的整體形相從能量之海洋中帶出來。現在你們都不溶化到能量的海洋去,我把這個大海變成大雲朵(Matka),而你們則變成小的雲朵(Matka)。換言之,我把你們變成我身體中的細胞,養育你們、照顧你們、清潔你們,讓事情順利發生。但由於我是摩訶摩耶(Mahamaya),我要很緩慢的工作,在適當的時刻,適當的階段,事情才會發生。

那宇宙的整體能量便是太初母性力量(Adi-Shakti),而最高的主濕婆大神(Sada-Shiva)則在我的心中。但由於我成為人的樣子,你們很難發現出來。你去告訴那些現代人,他們是不懂的,只有霎哈嘉瑜伽的修習者能聽得懂。要承受這個真理是困難的,現在你叫這些人去承受很多錢他們都會覺得困難,更遑論叫他們承認自己的位置。他們的根基完全動搖,因此叫他們承認所有降世神祇都在我之中,那是難乎其難的。

有一天,我到奧蘭加巴德(Aurangabad)去,有個小孩子說,他曾經在書本上讀過,宇宙能量是超越感覺與非感覺的。我說書上說的沒錯,但現在應該拋下書本,只管試試能不能感應到它。那時我便決定將這個知識告訴一小部分人,宣示這種知識的時刻到了。到目前為止,所有宗教都是只佔部分和未曾整合起來的,現在這個整合要來臨了,我現在可以向你們解釋耶穌基督、穆罕默德及其他先知和降世神祇,因為他們都是整體能量的一個部分。

你們不要對科學家說,你們只須說這是個很獨特的方法,雖然有點難以明白,但確實是有效的,事情真的發生在我們身上。你們只要這樣說便夠了。如果你向他們說我,他們會感到震驚。你們至多只能說,這個知識是由錫呂‧瑪塔吉女士教給我們,真的能夠使靈量昇起,但她怎樣能夠做到,我們卻不大了了,可能那是個秘密,但真的作用於我身上。

現在你們明白了嗎?能說明一顆種子為甚麼發芽嗎?我們要做的只是把它放入母親大地。同樣,你們可以說,我一切都交給錫呂‧瑪塔吉女士,我們的靈量便生長了,這是一個活生生的過程,我們親眼看見它發生在我們身上。

過去,沒有人能夠給予他人自覺,也許只有一兩個能這樣做,多數人都是通過潔淨身體的方法來達到自覺的。例如佛陀便是這樣,潔淨了身體,誠意要求衷心禱告,這樣宇宙能量便進入了他,但他跟著便進入那種「狀態」,之後便沒有任何的溝通了。現在這種知識進入了集體之中,因為那個狀態開始展現它自己,所以集體的工作現在便開始了。

譬如你發現了電力,但不公諸於世,世人又怎會知道電力這回事呢?不是以往那些偉大的聖賢不願意去說,而是沒有任何溝通的方法。就好像你跟沒有眼睛的人說話,你怎樣向他顯示呢,怎樣跟他說呢?那時還沒有人好好地處理那種「狀態」。

那些得到自覺的人,他們的自覺輪是打開了,但他們卻消失於其中,整個經驗都是個人的,而不是集體的。現在這一切都終結了,現在都變成是集體的了。到了某個階段,一切都要成為集體的。

即使到了這個階段,人還是陸續的受到考驗。但最後耶穌基督被釘十字架、穆罕默德、那納克(Nanak)和Tukaram等都被害死了。且看他們受到甚麼待遇,他們都來自天國,卻受到這樣的看待。那時事情還不能順利成就。

我知道天國的一切事情,但直至現在我還沒有把這些知識宣示出來,因為世人還未準備好,未能吸收這些知識,我只好慢慢的,一點點的宣示出來。就好像要做一個米團,要煮一段時間。你們都在這批人之中,現在你們這些人的質素,就像過去先知那少數的門徒一樣。就在此時此地,你們都是命定要到我這裡來,但卻是慢慢的、穩定的來。那些來到這偉大的廚師手中的都會預備得很好,至於沒有來的,都會被棄置。這是超越時間的,每個人都要根據他自己的能力去達到,就好像很難說要多久一個人才可以學會騎自行車,要多久一個人才可以成為醫生一樣,有些人很快,有些人很慢。

時間的束縛是人自己做成的,事實上這個身體並沒有時間。時間是由人的習慣造成的,有了習慣,時間的束縛(Kaal)便形成了,如果沒有習慣,便沒有時間。練習霎哈嘉瑜伽以後,你們的許多習慣都沒有了,但這亦需要一點時間。你們要是希望改變那些習慣,就不要找理由把它合理化,你為它找理由,習慣才會存在。你今生之中便得到了自覺,開始失去那些習慣,那麼在此生中,你是有可能達到那個所謂「狀態」的。如果你此生還是半生不熟的,那你便要再回到世上來使自己變得完全。在霎哈嘉瑜伽的過程當中,我還是看見有人走向相反的方向,我感到詫異。我常常都有這樣的經驗,但幸好這些人都離開了霎哈嘉瑜伽。這些事情是有的,但你們不要沮喪,你們要把事情弄好,要盡自己最大的努力。

你們要常常處於中央,不要擔心你的昇進,一旦你在中央,便自然能夠生長,我自然會養育你。每天你們都左搖右擺,在習慣之中,你們便擺向左邊,在事業心當中,你們便擺向右邊。把我放在你們心中,這是一種感覺(Bhav),就像你們左邊可以發展出習慣,你們也要慣於把我放在你們心中。如果你們能夠很易的養成其他習慣,為甚麼不養成這種優美的習慣呢?這只是一種感受上的轉變。所有習慣都是很容易去除的,那只是思維的一種狀態。

一旦你將我放在心中,我便能長駐在你的身體,帶引你到達永恆,但這要看你能利用多少,就好像你在房間中點起蚊香,所有蚊子都會跑掉,因此最重要的是你在心中能容納我多少。

跟著的問題是:如何在心中穩定這種感受?答案是:要常常停住你自己的注意力(Chitta),要常常持守你們的注意力(Chittanirodh)。比如你們到外邊看見很多事情,但卻不要讓注意力隨著事物而轉。這種能力是經練習得來的,要把注意力收攝在內,這便是不執著於物。記著,與外界的聯繫(Samparka)都是通過注意力的,因此要時常看管著你們的注意力,你們可以時常問自己:「我的注意力到那裡去了?」

事實上,我們的注意力是分割的,分為意識與知覺兩部分,如果我們的意識能與知覺合一,那便變成對生命能量的知覺了,這種力量能使我們獲得平衡,使我們處於中央。這時,只要你的注意力跑到錯誤的方向,你便會立即感覺到熱力,這便是那無所不在的能量在你們之內工作,使你們生長的方法。

所有那些習慣(Samskara)都會在腦袋中捲縮,在大腦中形成弧度。當這些弧度打開,大腦便有更多的空間,有更大的吸收能力,這時大腦便能微妙地打開,與上天的聯繫便能建立。

如果你告訴科學家這些知識,他們會感到震驚,就好像在一間醫學研究所,我告訴他們副交感神經系統的知識,他們都無言以對。他們不知道如何解釋 Stiponilan Adenaline 的運作,但我們卻能夠。就好像碳這個元素,你可以從左邊去看它,也可以從右邊去看它,從左邊看你看見是α的形狀;從右邊看則是奧米加Ω的形狀;如果從上邊看,則像一個十字架。這是事實,而他們都驚訝得啞口無言。這就像你們要接受一個假說,即在大腦之上存在一個無所不在的能量,人類的大腦呈棱柱體的形狀,那無所不在的能量可以從所有角度進入,在胚胎形成時,便進入它的腦袋。

跟著發生的是:在棱柱體形的大腦尖端,那無所不在的能量不受阻礙,一直進入脊柱的底部,即三角骨的位置,形成一個三圈半的力量,那便是靈量。在進入的過程中,形成脊柱中間那個「真空的管道」。至於在三角形兩邊進入大腦的能量,則要穿透大腦的灰質和白質,這過程受物理學上的反射定律所控制,生命能量從右邊反射到左邊,左邊反射到右邊,這叫棱柱體的反射效應,此現象存在於人腦之中,在動物界則是很少的。

在反射的過程中,人的注意力被拉往兩邊,帶到外面去。我們的注意力和反射的能量都通過寬恕輪,形成另一個力。這時我們便要應用力學上的用平衡四邊形來計算合成力的原理。那合成力分為兩部份,互成九十度角,分別在左邊和右邊,合成力自身則在中央。這個力量的一部分向身體下降,在胚胎中形成左右兩個交感神經系統。這個力量的另一部分則通過我們的感覺,把注意力分別帶到左邊或右邊,此便是我們在外在世界的行動。在外在世界,行動會帶來反作用,這也是物理學上的著名定律。作用力和反作用力的通道是同一的,在左邊形成了一個人的思想制約,在右邊則形成了一個人的自我。

簡言之,我們的注意力,伴隨著反射到外界的生命能量,自外帶回反作用力,在左邊形成了思想制約,於是便形成我們的心智(Mind或Manasa)。作用力和反作用力都通過寬恕輪和喉輪。注意力的本質是能夠外延的,它能流通我們的整個身體。在左邊的反作用力是願望(Desire),它形成陰脈(Ida)或左交感神經系統。同理,右邊的反作用力是行動(Action),形成右邊的陽脈(Pingala)。陰脈能量過剩,積累起來,在寬恕輪後部形成氣狀的氣團,叫做超我(Superego);同樣,陽脈的能量過剩,積累起來,便在寬恕輪的前方形成氣狀的氣團,叫自我(Ego),寬恕輪則在自我和超我中間。寬恕輪前部受腦下垂體(Pituitary)控制,後部則受松果腺(Pennial)控制。

當靈量上昇至寬恕輪,便能照亮它。在你之內的耶穌基督的力量便會被喚醒。耶穌基督會吸入自我和超我這兩個氣球,這時整個寬恕輪便會打開。這便是耶穌基督為我們的罪而死去的意義。於此,自覺輪也會同時打開。我曾親眼看見宇宙大我(Virat)的自覺輪是怎樣開啟的,就好像巨大的火舌一樣。若你們把人的大腦切開,它的橫切面看起來就像花瓣和火焰;在中央,看起來像個火焰顏色的孔。自覺輪的打開是很突然的,「澎」的一聲便打開了。這就好像從一支望遠鏡望另一支望遠鏡效果一樣,通常如果寬恕輪和喉輪都打開了的話,自我和超我便被吸進去。我們的心智(Mind)是超我,Ahamkara是自我。我們的靈或真我被五種元素包圍起來,此外還有靈量。那些元素主要是土和水,因果身(Casual)則只是光(Jyot
Matra)。

當一個人得到自覺以後,他體內的神祇便會被喚醒,能量中心得到滋養和清潔,同時這些中心會打開,放射出能量,在大腦中有和這些輪穴相應的座位(Pithas),這時這些座位都起作用,作用於不同的能量中心,於是能起協調作用,所有能量中心都整合起來。就好像有時你們的心智(Mind)想這樣做,但身體卻想那樣做,而你們的頭腦(Intellect)卻要別一個做法,那便是沒有整合,在得到自覺以後,此三者便會合一。

再舉一塊手帕作例,它就好像我們的注意力那樣。在得到自覺以前,它向平伸展到每一個方向。但現在我把手指放到手帕底下,從中央處把它弄高,有何不同呢?手帕會越弄越高,到最後包裹著手指。同樣地,當靈量昇起,便提高我們的注意力,把它提到自覺輪的位置,於是它便能受到宇宙能量的啟發,然後它就停留,包裹著中脈(Sushumna),即靈量昇起的通道。意思是說,在得到自覺以後,我們的注意力會收攝在內,不受外界世俗的事情左右。我們的注意力於是便受到啟發,這便是那個所謂「狀態」的意思。但事實上,人類是習慣的奴隸,就因為這些習慣,我們不讓注意力永久地停留在那個狀態。事實上,我們的注意力不應放在外物,我和你們一起時,你們卻拒絕幫助,老是把一隻腳放回水中。你們的注意力是很可笑的,你們要去除這些習慣,把腳拉回來,要知道,我正坐在這裡,要把你救起來。有時我看見你們腿被鱷魚咬斷了,但由於你們的習慣,你們變成盲目,看不見這些鱷魚。你們想像一下我的窘境,我的感覺會怎麼樣?

此所以我說你們要與別的霎哈嘉瑜伽修習者在一起,目的是要把你們的注意力保持在中央。經常將注意力保持在中央很重要,在得到自覺以後,我們的左脈和右脈鬆弛下來,接受上天的能量。由於舒緩了緊張,輪穴更能打開,這是一個循環,同時更多的靈量能昇上來。在此階段,注意力便能保持在中央,然後你們便能引導注意力往外做一些事,做完了,不會有任何反作用,注意力又回到中間的位置,這時注意力便不會附著於任何事物了。

我的情況和你們不同,如果我的注意力在你身上,我會清潔你的身體,把你的問題帶到我身上,這樣我會受一點苦。但這要是願意我才會這樣做,因為不論好壞的人都變成我身體的一部分,因此我要治理這些霎哈嘉瑜伽的修習者,我會受一點苦。在這點上,霎哈嘉瑜伽的修習者就像一個晴雨表,他們不會像我受這樣多的苦,也許會受一點點的苦,因為無論他們吸入些甚麼,都會進入那浩瀚的海洋去。

現在俄國正在進行物質第五次元(即生物光 Bioplasma)的研究,這完全是傾向右邊的活動。每個人都有一個氣場或光場(Aura),這個光場的顏色要看他在三態(Guna)中那一個狀態而定,顏色代表這些狀態的改變。你們作靈體保護(班丹)時是對甚麼而作呢?那便是對這些氣場而作,去保護它。只有物質性的東西才有氣場,那完全是物質的層面。所謂第五次元其實是微觀界或照相機的向度,因此你們看見我的照片中有光,那是氣場的一種。宇宙能量有祂的光芒,只有我能看見,如果有些人的寬恕輪很壞,也能夠看見,因為他們在外面,所以便能看見。

那道理是如果你在光之外,你便看見光,如果你在光之中,你能看見甚麼呢?

當你的靈量通過寬恕輪,你便會毫無雜念,進入無思慮的入靜狀態(Thoughtless Awareness)。開始時要有意這樣做,慢慢這便變成你的一部分,籠罩你的身體,你進入那種狀態,叫無疑惑的入靜狀態(Doubtless Awareness),這樣你便成為那整體能量的一個部分,或那個所謂狀態。

到了這階段,你們不要進入那涅槃狀態,你們都要為我工作。如果你說我沒有給你自覺,你也能做到,那麼當初你為甚麼要求得到自覺呢?你要知道,你已經到達了彼岸,那是毫無疑問的,這已是最後的階段。事實上這種狀態是很易到達的,可以自然而然地達到,我希望你們嘗試這樣做。但如果你到達那個狀態時,只是為了自己,我只能說你是自私的,是個逃兵。你首先要合群,否則到了天國你會迷路,你甚至找不到我。要知道,在那個狀態,你是會溶入那汪洋大海的。你們從海洋進化而來,然後回到那汪洋大海,那又有甚麼了不起。但如果你能夠變成海洋上的雲朵,讓你的雨露浸潤每一個人,那才算是偉大的成就,這是我的目的和工作。就像每個遊戲都有它的目的,我玩的這個遊戲也是有其目的。

要停留在中央,你們要成為向神順服的人(Sharanagat)。你們要說:「母親,你是萬有,你成就萬事萬物」,這便是完全的順服。

對於那些浸潤於科學的人,你們要逐步向他們宣示這個知識。如果一個杯子很小,你便不能注入它所能容納的。因此你們要有信心,你們不能一下子便給他們整個海洋。記著,科學只是這整體之中微不足道的一個部分而已。你們可以向他們介紹霎哈嘉瑜伽的知識,先讓他們有所接觸。他們來練習時,便觀察他們,還記得你們要多少時間嗎?每個人都是一樣的。首先有所經驗,然後打開得越多,是循序漸進的。這個過程也是科學的。

在世俗的事情上,每當你們要賺取金錢,便會遇見摩耶幻相(Maya),你們只要記著,這些錢你是為我而賺的,這樣便好了。你們大可放心到外面賺錢,你能賺多少便賺多少。不過這一點我只是在物質層面上說的。

那些通過你們霎哈嘉瑜伽修習者來到的人,比通過我來到的人更好,因為那些通過我來到的人,常糾纏在我的摩耶幻相之中。你們看,在那些新來的人眼中,我不過是個平平凡凡的人。 […]

注意力應放在神上 Mumbai (India)

印度公開講座
注意力應放在神上‧1986年1月20日‧
我向所有真理追尋著致敬。今天,有人向我提問,為什麽我們的注意力會散亂迷失;在現代,為什麽我們的注意力不是向著神;為什麽人性每况愈下。這些問題指出一個單一的事實,就是我們注意力正受現代所挑戰。注意力正在受一切我們稱為現代的事物所挑戰。我不是說我們要變回原始人。
印度這個偉大的國家,它是Bharatvarsh。我們擁有高質素的品格,高質素的管治能力,高質素的國王與女王,所有這些並非虛構幻想出來。我們擁有羅摩,克里希納,仁愛厚道的國王和很了不起的外交神聖力量,這全是事實。但今天,我們發覺這些事實看來卻像杜撰出來,因為我們身處的水平層次,我們以為這是真理,這是實相,實際卻不是。這全是由人類創造出來。這是怎樣被創造,怎會發生這種事情,我現在就向你們解釋說明。
過往創造我們的注意力時,我們生活的這個國家(印度)並沒有太多事物。每個人都知道必須得到自覺,沒有人介意關心他們要取得多少財富,取得多少物質,除國王外,他必須為社會的福祉而取得財富,也為了保護社會而取得權力。之後我們變成兩種文化的奴隸,一是伊斯蘭,一是英國文化,英語文化。
我認為我們真正的衰落是在英國文化來到印度時。雖然他們是穆斯林,他們相信神。不管他們犯了什麽錯,他們都相信這些錯是以神的名義作出的。至於注意力,他們卻不是這樣,他們仍放注意力在獲取更多物質上。我們說奧朗則布(Aurangazeb)是很差勁的國王,這是毋庸置疑的。他殺死很多印度人,因為他相信伊斯蘭是唯一的宗教。我要說這是他的愚昧,雖然他既無知亦十分暴力,但卻非常節儉。他通常自己製造帽子,在市場裡出售,賴以為生。他不會用人民的一分一毫。
當英國開始統治印度,英語開始在印度出現,我視這不是祝福而是詛咒。因為整個文學充滿違反神,違反基督的文化。他們相信基督是在英國出生。很多基督徒仍然相信一旦你是基督徒,你便是sahab。英國文化,英語文化強加在我們身上,帶領我們前往絶對不應接受的相反方向。就是這樣,我們處身在三百年歷史的奴隸制度裡,人們卻要盲目的接受它。
克里希納曾經清楚的說,意識是向下生長,根是在人的腦袋裡,意識是向下生長,長成樹木。而西方文化卻令你往下生長向著物質主義。不管是共產主義、社會主義或民主主義,都是毫無區別,整體上你必須向著物質。所以西方的文化或西方的科學的目標首先是奪取物質。五大元素都是用在令人類感到舒適,肉體上的舒適。這種文化令我們對自己完全失去控制,像隻在空中飛舞,沒有手指控制著的風箏,就這樣漂往不同方向,不同領域而迷失了。
當我們放注意力在某些事物上,若注意力是清純的,它會淨化物質,我們的注意力就變得清純。若我們注意力不停的想著這些物質如何令我們得到舒適,我們便迷失在物質裡,注意力被捲入物質裡,亦被物質糟蹋了,我們得到的只是思緒,「該怎樣擁有它。」擁有物質,利用物質,坐在物質之上是我們犯的最先的錯誤。在任何情況下,物質都是你的奴隸,任何情況下物質都是你的奴隸,你可以不需太在意它而得到它。視科學是科學家發現是很自我的想法,這個想法是出於你的自我。除非神的恩典降臨在你身上,否則你是不能有什麽發現。是神的恩典令你可以解說闡述祂的力量。即使愛恩斯坦或牛頓這些人物也這樣說過。愛恩斯坦曾清楚的說︰「我感到既厭惡又疲倦,我不能找到相對論,我只是坐在花園裡玩氣泡,從某處不知明的地方,令我頓悟相對論。」
印度人三百年來以奴隸的心態活著,盲目的接受這種狀況而不知道自己擁有多少知識和科學。我們的國家擁有航天科學,擁有無人駕駛飛彈,擁有各式各樣的事物。但為什麽我們只是接受它而不去根源找出為何我們會擁有這些東西?我們開始懷疑印度過往的一切,不回顧過去,卻開始向下移向西方的文化。這是我們的國家的衰落,帶來這些荒謬的事物。當錢變成一切,金錢取向,經濟取向。這是哲學家的國家,聖人的國家,現在經濟主導了這個國家,我們卻不明白我們完全不能把西方的經濟制度運用在印度,我們就是做不到。這是慷慨的國家,人們喜歡為你服務,他們喜歡這樣做,即使今天他們也喜歡為你做點事。
當你走到村莊,即使他們沒有擁有什麽,他們也會為你帶來一點牛奶,讓你坐下。「請喝點牛奶,你來自國外,請喝吧。」在西方國家,即使你送他們任何數量的禮物,他們也不會回贈一件禮物。毫無羞恥的他們拿你給的所有禮物,以為這是他們應得的。他們沒有這種敏銳度,沒有敏銳度去明白慷慨,他們不明白,他們視我們這樣做是因為我們都喜歡受人奴役。我感到很驚訝,村裡的人告訴我,連西方來的動物也是愚蠢的。我問︰「怎樣愚蠢?」他說︰「拿印度的母雞和西方的公雞為例,若小雞受襲擊,若是印度的母雞,牠會叫喊,或尖叫讓牠的所有孩子走在牠的翼下;若是英國母雞,牠會毫不介意,只會平靜地,stithaprAgnya,不受影響的看著所有事情發生。」他接著說,很令人驚訝的是我們的公牛,若你告訴牠往這裡走,或往那裡走,牠能明白;但若你告訴一隻西方的公牛,牠只會一直往汽車走,往貨車走,不知道自己往何處去,完全沒有任何方向的概念。你不能讓牠們獨處。若你告訴牠們往這裡走,牠們會往相反的方向走。這是什麽文化?是什麽在這成長過程令你那麽粗糙?注意力放在物質上而非靈性上。物質時常都想控制靈性。就如一棵樹倒下死了,你就用它來造椅子,那是用死物創造出來的死物。你坐在椅子上,變成椅子的奴隸,不能再坐在地上,那麽你必須常常帶著椅子。若你以汽車代步,你便變得不懂用雙腳走路。
明天你開始擁有計算機…你會感到很驚訝,我住在倫敦時,我很驚訝人們即使要計算二加二,也要用tambaaku,即使二加二,他們也不懂計算。因為電腦的出現,他們已經沒有腦袋。因為這些機器,創造了…我們稱為「機械年代」。這是怎樣的年代,發展的年代。在沒有控制下,若機器已經發展到這個程度,是時候我們應該明白,我們不能向這方向走得太遠,我們會變成機器的奴隸,機器就像魔鬼,它要求,像魔鬼一般,無時無刻都必須吃某些東西。就像,你…在英國,你沒有可能找到新鮮的食物,你必需到主要的市場才能找到。在美國更差,在大部分的國家,他們把所有食物都包起來,全用膠袋包起來,每一種食物都計算重量。你走到店舖裡,買這些,買那些,全都不是新鮮的。食物沒有味道,現在他們用化學品。他們把化學品餵養供人食用的動物吃,把化學品放在他們吃的食物裡,因為機器必需達到一定的數量,因為要有數量,所以要這樣做。因此你吃的全是化學品,你取得的發展就只是步向滅亡。
所有這些外在的注意力,對外在的物質的注意,漸漸地把你推向滅亡,注意力變得破碎鬆散。例如,你與某人交談,這是很時尚的做法,我曾經見過很多這樣的人。你與某人談話,他卻看著其他地方︰「你看著什麽?」「啊!我正在看這幅圖畫,我想我應該把它買下。」我在與你交談 — 我的話他完全聽不進耳。他看著其他事物,或某些女士或某些男士 — 那全是一些毫無喜樂的追逐。我們做這些與我們毫不相干的事情,完全沒有警覺該在合適的時候做合適的事情。
有個男士告訴我,他有四個孩子在英文學校唸書,一個則在印度學校。他說他那四個孩子說話不多,他們只是不自覺的不停的想著自己。你問他們要走多少路程才能回家?他們不知道。他們走路像矇著眼罩的馬,像這樣走路。他們什麽也不知道,他們不讀報章,對我們擁有什麽完全沒有任何慨念。我最小的孩子,他是以印度方式教養,在印度學校唸書,他有一隻小鸚鵡,一隻小狗…他要照顧所有的母牛。他告訴房子裡所有人有關一切動物的消息,他也知道所有人的關係。他知道誰是誰的親人,誰人在受苦,問題出在那裡,厨房需要什麽?他是那麽有警覺性,他的注意力是那麽有警覺性,因為他的注意力並未破碎散亂。
現在為了方便,我們想把孩子送到英國的學校。我告訴你,若你這樣做,他們長大後沒有打你,你不必驚訝。我見過西方的孩子打他們的父母,他們還回咀。在過往,來自良好家庭的孩子常常稱呼他們的父親為先生而母親則為夫人。但現在,我曾經見過孩子以各種荒謬的說話回應他們的父母,他們知道全世界各種污穢的事情。他們知道那麽多污穢的事情,令你也感到很吃驚,這些事情連你也不知道。傳播媒介所採取的態度,我必須要說,某程度上令這種態度產生,時刻把我們的孩子放進這些污穢中,把他們帶進污穢中。
我們的人也是 — 我在電視中看到,這裡也一樣 — 廣告裡展示可怕的裸女。所有廣告和傳媒都把我們的注意力推向粗糙的層面。他們玩弄我們的弱點,他們就是這樣令你變得虛弱,當你變得虛弱,他們便變得強大。若傳媒變得十分強大,你什麽也做不了。他們的心並不純潔的去做善事,做好事 — 我們稱為janahith,這完全不在他們的思維裡。不知怎的就是要賺錢,賺錢怎會有錯呢?令人很驚訝的看到人們為金錢而作出妥協。金錢不能給你喜樂,我必須告訴你金錢不能給你喜樂。不要追逐金錢,對錢要有整合的態度。金錢是拉希什米的祝福,拉希什米是非常漂亮的女士,她擁有慈母般的品質,她是母親。有錢的男人必須擁有慈母般的品質。
她手上拿著兩朵蓮花,粉紅色代表她是愛。她用雙手表達她的愛,亦代表粉紅色的蓮花。蓮花即使是有刺的bhavraa(甲蟲)也會招待照顧,我們稱它為黑色有刺的大甲蟲 — 蓮花柔軟的花瓣為牠提供一處休息的地方。有多少這個國家富有的人,特別在海外的富有的人會提供地方給ashrayaa,支持像甲蟲(bhavraa)的人。另一方面,就像這樣,必須是daan。你必須施予,若你有錢,必須把錢捐出來。他們有多少人知道該把錢捐到哪裡?他們會把錢捐給會欺騙他們的人,像Rajneesh。他們不會把錢捐給窮人,不會恰當地為窮人做點事。某天當我到浦那,我感到很驚訝,那裡我們有很好被稱為JanaShanti的制度,只需付二個盧布便能取得食物,一餐非常好的食物,既美味又足夠的食物,只收二個盧布。他們說所有人,總統以下,人們來這裡。我們必需花錢來招待他們。我們給他們這些,花圈等等,每一個人都演講。沒有人願意把租來的房子給他們。沒有人想他們來,因為他們認為你會與其他賺錢的人競爭,而又得不到選票。
整個制度就是這樣滑稽可笑,最後變成他們付錢只為想得到選票,想在選舉中獲勝因為他們想賺錢。我的意思是我來這個國家,每一個人都說︰「什麽事?為什麽我們不能取得土地?」
因為人們都想吃錢,這裡每個人都吃錢,paishe khaata。Te paishe khata,te paishe khata,te paishe khata。為什麽他們不是吃食物而吃錢?印度有這種麻煩是源於錢對他們變得最重要,沒有人認為這個身體,這個存在體,這個集體存在體是重要的,這是samoohik的存在體。對我們的社區作出這種傷害是不會快樂的。所有做出這種事的人,他們七代都會被神所詛咒。你們必須明白,剝削窮人來賺錢的人會受永遠的詛咒。你們不應加入他們,即使你要受苦,我知道這是非常困難的時刻,人們沒法只靠收入來維持生計。但若你下定決心,也能靠做正確的事情而活得有滿足感。
當我的父親…和我的母親,他們多次被關進監獄,我們有十一個孩子,我們曾經很富有,但卻住在小屋裡,有時多天也沒有食物,而我們曾經…過著富裕的生活。他們為國家的自由犧牲了一切。現在這樣的人那裡去了?你不會想到他們,他們都是傳奇人物。沒有人願意犠牲什麽。這是一個運動,新的swatantra(自由)運動,swaatantrya還未完成,你能清楚的看到。它不是,你們的自由仍未完全完整。若你的自由要完全的,你必須取得swatantra,你必須知道你的swa的技巧,你的靈的技巧。除非你是完全自由,你仍不是個自由人。你是金錢的奴隸,權力的奴隸,自我炫燿的奴隸,對我來說,還有各種壞習慣,你是一切的奴隸。我從來也不知道像現在有那樣多酒鬼。我們都變成所有壞習慣,所有壞事物的奴隸。位處高位的人沒想過有什麽不能做,為什麽這樣的事情會發生在我們身上?為什麽我們會拜倒在無趣無用的人面前?什麽發生在印度人身上?就是他們仍未意識到最了不起的東西就在我們腦袋裡。是根,這些根就在這個國家裡,在馬哈拉斯持拉邦裡。這些根就在這裡。靈量必須開悟這些根。我們卻從來對它不在意,對它漠不關心,我們只時常擔心怎樣取得更多錢。所以那些高薪的人,或那些高位但薪金不多的人,也或許,他們透過吃錢來賺錢,另一些則是為任何事也罷工的人,所為何事?為錢,再次是為錢。
因為罷工,孟買已是半癱瘓。我問他們為何要罷工。你是酒鬼嗎?是的。你喝酒嗎?你也抽煙嗎?是的。你吃tambaaku(用來咀嚼可上癮的草)嗎?是的。你吃檳榔(paan)嗎?那表示你有錢。否則,你怎能負擔喝酒抽煙?當人們在罷工時要求多些錢,你最好了解一下他是怎樣的人。如果他喝酒,有錢買酒喝,你就不用再給他錢以便他喝更多的酒。任何母親見到兒子喝酒,都不會給他錢,因為他會用這些錢來買酒喝。他還能做什麼?他還能拿錢來做什麼好事?當注意力開始移向金錢,我們就變得盲目,看不到為何我們要追求金錢。
要錢來做什麼?我並不認同資本主義。我知道他們是多麽可怕。我想說的是為何要破壞機器。現在你要想辦法告訴他們馬上終止罷工,看在老天的份上,好好享受自己。在鄉村有些人實在非常貧窮,不是在孟買。孟買沒有窮人。他們上戲院,做各樣事情。他們怎算得上貧窮呢?但他們有時間,他們有多些時間。因此他們才會做這種事情。如果你容許人們罷工,他們很快會弄垮孟買。這是愚昧,絕對是愚昧,來自西方人的 — 並非來自聖雄甘地。聖雄甘地沒有教你們為金錢而鬥爭。他有嗎?你叫你們為swaatantrya(自由)而鬥爭。如果他今天還活著,我肯定他會談及霎哈嘉瑜伽。
我們的問題是我們不想見到機器搖晃不定。我們要有另一個系統,一個平衡的系統,可以打倒這愚笨的,令我們不斷下墜,下墜,下墜的機器。女孩要擁有十種紗麗,穿十種衣服;像喀什米爾的女孩,她要穿得像旁遮普邦的女孩;她要穿得像英國女孩。有這個需要嗎?我是說我們一直有…我們是富裕的人,我應該…十分富裕。我們通常只有兩件紗麗。一件用來 — 人們叫它作thevni — 一件在特別場合穿著。我們生活得很好,受很好的教育;專注在學習,而注意力是向着神。若注意力迷失,就會變得散亂。
注意力會迷失、會破碎散亂,沒有延續性。一旦注意力散亂,這個人就會變得表面虛假,十分表面化。他沒法進入深層,那麽他怎能感受自己的靈?這種表面化絕對使你變成一個硬殼,內裡空空如也,完全是我們所謂的空洞,kokhlapan,完全是空洞的。若你打破這個人,你會發覺他沒有個性,不可靠,他不會說人家好話,他會把你拉下。你的注意力就是這樣,你變成極之低層次的人類。你們會驚訝,我來這兒之前到過四條村莊,那裡比孟買多五倍人。他們來,他們沒有汽車,沒有公車,他們走路來,坐牛車來。這樣的一大群人,全都獲得了自覺。感謝天,因為他們不懂英語。
我們從西方學會這些無聊荒謬的觀念想法。我們不用跟他們競爭;反而是他們要跟我們競爭。他們沒有什麽能給你們。你要堅持理想。但我們反而學會了所有壞事和不良的傳統;如收取嫁妝、折磨我們的婦女和做著那些不文明的事情。那些事情上,我們並不先進,我們仍是非常非常原始落後。以往從未出現過這種情況。以往沒有人會折磨妻子。我們從不知道印度有嫁妝制度。沒有人知道。我們完全不明白這個制度是從何而來;我發現它是來自英國。因為他們說對待孩子要公平;不應把錢只留給男孩。他們為此爭吵,應該把錢也給女孩。
你要明白,因為全部遺產都會留給男孩,土地留給男孩,你必須也要給一些錢女孩。這樣做是很合理明智,但我們卻走向極端。因此出問題,我們稱它為社會問題。我們出問題,我們稱它為家庭問題衍生的情緒問題。如果你想跟從他們,我會向你描述他們的家庭生活狀況,你就明白你必須禁止那些念頭走進腦袋。一個家庭是這樣的:一對夫婦所謂結了婚;不出一兩年就鬧離婚。他們的一生至少有八個丈夫和八個妻子。最後是老年時住進老人院;孩子亦住進孤兒院;父親住在老人院;母親也住在老人院。所有母親、父親、所有人都住在老人院。沒有愛。我覺得在英國(只是倫敦)沒有任何感情。
有兩個孩子被父母所殺。沒有慈悲,沒有daya(愛)。他們內裡沒有karuna(慈悲)。這樣的事情今天也發生在我們身上。我們的孩子也走上同一條路;我們的父母也走上同一條路。就如我媽媽時常說:「lakshya kuthe?」 — 你的注意力在哪裡?你的注意力在哪裡?你會說,不,我的注意力不在任何地方。不在任何地方是什麼意思?注意力應該放在神上。你的注意力在哪裡?應該放在神上。Devaa kade lakshya thevaa. 保持你的注意力在神哪裡。你的注意力在哪裡?即使他們在教音樂時也常說:「先想著神。」無論做任何事,想著神。當你想著神,你不會想其他無聊荒謬的事情,只會想明智合理的事情。
我們的注意力就是這樣分散了,因為當注意力溜走,它打擊現代社會,因為挑戰,因為爭鬥令注意力化成碎片。沒有…只剩下碎片。你的注意力並不集中。你不知自己身處何方,要往哪裡去,你什麽也看不見;你亦不理解。你問他們一個問題,他們不懂。他們忘記了。你爸爸叫什麼名?「不,我不知道爸爸的名字。」這就是他們面對的境況。你不知道他們住在什麼鬼地方。如果你想帶自己和孩子去那地獄,跟隨他們吧。但並不代表你要找這些bhajjis和給他們錢,或去找可怕的導師。並非那個意思;從來都不是那個意思。
你要避免那些荒謬的事情,因為你的父母去這些導師那兒是愚蠢的。這些事只是幾百年前開始。我們從來都不認識這種人。之前,我們不認識這些bhondoos。幾百年前,除那納克外,人們不談其他人;那納克說要避免bhondoos。“Sadguru che lakshan he” 這些東西Ramdaasa都有寫下。誰人會讀Ramdaas?因為他是婆羅門,非婆羅門不會讀。誰人讀Tukharaama?因為他不是婆羅門,婆羅門不會讀它。如果他們的種姓度是那麼重要,閱讀某些書之後,種姓制度就變得不重要,倒不如不要讀吧。種姓制度現在是牢牢種在我們的腦袋裡。那麼牢固;從未試過如此牢固。很奇怪,早期並沒有種姓制度。有根據你的業報(karmas),你的行為而不是根據你的出生而衍生的種姓制度。否則,Valmiki怎能成為brahma rishi(梵天忍士)?捕漁婦的私生子廣博仙人(Vyasa)又怎能成為最偉大的偉人呢?所有這些錯誤的想法都要消除。為此,我們要開展新的制度;新的制度是要透過有聯合(瑜伽)的人來建立。
克里希納曾清楚的說:“yogakshema vahamyaham” — 一旦你得到瑜伽,便會得到kshema(福祉)。祂經常談及瑜伽士,為此,祂用「瑜伽士」(yogis)這個字。瑜伽士要來,你們曾經讀過Pasaydaan,也剛聽過,在森林裡的這些偉人是kalpatarus,他們是你的欲望的賜予者,會走在路上。他們是瑜伽士,這些在說話的蜜液的海洋會談及神。這些是瑜伽士;其他都是平凡無用、會消散掉的人。只有瑜伽士會在神的國度受到尊重。我們要把神的國度帶來地球。首先帶到印度,然後是每一處地方。這事情快要來臨。
現在人們會說馬克斯主義,這主義,那主義。Tukaraama(印度詩人)曾說 “ava ghaachi samsaara sukha cha kari”,他這樣說過。同樣 — 馬克斯亦說過同樣的話。他說全世界應是十分…十分快樂的地方,十分快樂的地方應該沒有國界。至於如何能做到?就沒有人問他。他談及進化。怎樣進化?進化是如何發生?問他。問問那些共產主義者。他們並沒有變得更好,他們有嗎?誰變得更好?誰人透過那些主義轉化了?一個也沒有。有些人是這個男士的門徒;有些人是那個男士的門徒。有些人追隨這種政治理念;另一些人追隨那種理論。全都只是理論。
馬拉地語有這種說法︰“bhola cha tsa baata bhola chi tsa kari”。無論你有什麼理論,你都要記著。你會因此轉化嗎?有些事情必須在你內裡發生。如果你想達到馬克斯和Tukaraama說過的狀態,parivarthan的狀態;這個改變,這個轉化必須發生,只有透過喚醒靈量才能做到。有些人閱讀有關靈量的書籍;他們來問我:「母親,您談及的靈量,有人說靈量會使人瘋癲,諸如此類。」他們甚至說不應該閱讀格涅殊哇文集(Gynaneshwari)的第六章,因為第六章談及靈量。很自然的 — 因為他們對靈量一無所知,所以最好不要碰它。靈量是純粹的欲望(shuddha iccha),是真正的欲望;是你生而為人的目的。之後你便別無所求了。
它不像經濟學:今天你想要這個;明天想要那個,你的欲求永遠都得不到滿足。它完全…你想要的是完全滿足的泉源。移動是向上的;靈量不會向下走向地心吸力,走向物質,它往上走;它向上走,穿越腦囟骨區,你就得到自覺。你應該向任何導師都作出這個欲求,其他的欲求都是沒用的。你怎能用錢購買它呢?你可以給靈量錢嗎?那是生命進化的活生生歷程,必然要發生。你要藉此達到生命的縮影。你要怎樣做才能達到?要倒立嗎?
任何生命過程都像種子發芽。你該怎麼做?你把種子放在大地之母,她有能力讓種子發芽生長。同樣,必須發生的是它發芽,自然的發芽生長。霎哈嘉(sahaj)。霎哈(saha) — 一起 — 嘉(ja) — 出生。這是與生倶來的。得到瑜伽是你的出生的基本權利,得到它吧。對印度人來說,他們有很特別的福份很快得到它。就像他們沒費氣力,沒有太多奮鬥掙扎就取得獨立。其他人都比我們奮鬥掙扎得要多才能取得自覺。一旦你得到,也很快失去。
明白靈量的人明白萬事萬物的精粹。他們明白所有宗教都源自同一精粹,都是同一棵樹的花朵。我們卻愚昧地爭吵鬥爭。基督說,那些不反對我的人就是與我同路。那些是什麼人?基督徒不想找出來。他們追隨基督。印度教徒不想了解它。沒有藝術可言。在奧朗加巴德(Aurangabad印度城市)有問題出現,而人們攻擊。他們不應攻擊。我們要了解發生了什麼,我們那裡出錯。我們要看到自己的錯處。在masjid(清真寺),不管如何,那是神的地方。是神的地方;如果有人在清真寺靜坐,你不應發出聲音。如果你作出侮辱的行為,就是侮辱Vittala,在Vittala mandir,有另一種搖燈禮。搖燈禮進行時,如果有人跳的士高舞,你喜歡嗎?同樣,如果那是ibaadat(崇拜)的地方,是人們dhyana(入靜)禱告的地方,此刻我們很安靜,四周卻很嘈雜,但一切都很安靜,因此我們在享受。如果那是他們靜坐的方法,我們是否要打擾他們?告訴他們有人在找麻煩?我們能否尊重點嗎?為著顯示我們的不凡,khorpana,我們要這樣做嗎?在這個時刻,要用besura 和 betaala 樂隊是否那麽重要呢?我們為何不看看自己,不管是任何地方的任何神,我們都要尊重,這是我們犯的過錯。
我們以宗教的名義侮辱神。當他們說:「Allah-O-Akbar (神啊!您真偉大)」他們是指宇宙大我(Virat),即克里希納(Shri Krishna)。當你來霎哈嘉瑜伽,你會知道祂們是互有關連。穆罕默德只是maha medha,祂亦是達陀陀哩耶(Dattatreya)。這是medha,祂在那兒安頓下來。我知道人們給祂服下毒藥,折磨祂。同樣 — 當我們這樣做時,卻說穆罕默德是錯的。錯的不是祂,那麽誰錯了?是穆斯林。誰錯了?是印度教徒。誰錯了?是基督徒。他們全都違背所有先知,所有偉大的降世神祇,亦為祂們招來惡名。
讓我們開始了解;讓我們開始尊重;讓我們成為偉大、尊貴的人。讓我們成為有愛心、慈悲和明白事理的人。讓我們成為這樣的人,就現在開始吧,像那樣開展一個核心。若你能做到,我們就能把下墜的人拉上來。這個制度在印度已經建立;整個制度已在印度建立好,就是我們要昇進。很久之前已很美麗的建構好,只是在現代生活的洪流中迷失了。因此,我們應欣賞傳統美麗的事物,所有傳統的玩意都是美麗的,所有傳統都受人尊重。如果你失去尊重的心,你就是百分之百失去人性。如果你不知道怎樣去尊重,你就算不上是印度人。你不是印度人。不要稱呼自己為印度人。你要學習怎樣尊重,尊重令你變得了不起,使你謙卑 — 像Tukharaama說:「anurenu uni thodkaa, […]

頂輪日崇拜 Gorai Creek, Mumbai (India)

頂輪日崇拜

1983年5月5日印度 孟買

我在此代表所有人向在孟買負責主辦的霎哈嘉瑜伽士們,感謝他們盡心的安排。我自己也深深感謝他們。他們為我們選擇這美麗的地方。這也是神的恩賜,此刻,坐在同樣的樹下,我將再度講述頂輪。14年前(或者我們也可以說已經度過了13年,現在正邁入第14個年頭開啟頂輪這偉大任務已在世間完成。在每個頂輪日,我反復地告訴你們很多次,關於它如何發生,如何成就,以及它的重要性。

但這第14個生日非常重要,因為人們活在這14個階段之中,在他越過這第14個階段的那一天,他成為一個完全的霎哈嘉瑜伽士。所以,今天霎哈嘉瑜伽也已經成為霎哈嘉瑜伽修習者。同樣地,神在我們之內創造了14個階段。如果你簡單地去算算它們,你知道有我們體內有7輪。除此之外,還有2個輪穴,你們不常談論它們——那是月輪(Lalita Chakra),以及日輪(Shri Chakra)。還有明善輪(Hamsa Chakra)。

所以這是另外3個——7加3是10。然後,在頂輪之上還有4個輪穴,我也告訴過你們——它們是 ARDHA-BINDU,BINDU,VALAYA,以及PRADAKSHINA。這是4個輪穴。在來到霎哈嘉瑜伽之後,在你們的頂輪開啟之後,你們必須要越過這4個輪穴——ARDHA-BINDU,BINDU,VALAYA,以及PRADAKSHINA。只有在你越過這4個輪穴之後,你才可以說你已經成為一位霎哈嘉瑜伽士。

如果你們從另外的角度來看,我們需要穿越14個階段以達到頂輪。如果你們把它們分開來看,那是位於左脈中的7輪,以及位於右脈的7輪。當人向上升進,他不是筆直向上。他先到左再往右,然後再到左、再到右。當靈量上升時也是如此,將她自己分作兩部分。如果我以這兩條繩索為例,你們可以瞭解為何如此。這兩條繩索並列一起,在上升或下降的過程中交叉兩次。(錫呂.瑪塔吉女士在此解釋靈量沿著左脈與右脈上升;並在每個輪穴處交叉出四個繩圈——兩兩反向——順時針方向與逆時針方向))。

當靈量上升,你可以看到輪穴在右邊或是在左邊有阻塞。雖然只有單一的靈量,但在每個輪穴你都看到這兩部分——因此你知道左或右有阻塞。所以,在我們體內,如果每個輪穴都分為這兩部分——左與右——那麼7乘以2是14。同樣地,在到達頂輪之前, 體內的14個階段必須先被穿越。如果你們能夠瞭解——這7輪穴與7個輪穴之上的——這樣也同樣造就出14個階段。

因此在靈量的知識(Shastra)中,「14」是非常重要的。非常重要。這是非常重要的事。我們必須充分體認到,唯有在超越這14個階段,我們才能真正有資格得到霎哈嘉瑜伽的祝福。

我們要不停向前邁進。而且,如同我們吸收它一般,也要完完全全浸染於Rajana與Birajana之中。這兩個字,我之前也同你們說過許多次。但特別在今天,我們在頂輪日應當要瞭解何為Rajana(自由運用、精通),何為Birajana(承擔責任)。

現在,你們正坐著,你們看看這些樹。這些樹是產Shriphala的樹,Nariyal也被叫做Shriphala,椰子被稱為Shriphala。Shriphala,也就是椰子——我不知道你們是否曾認真地思考過它,但它確實值得認真思考——為何它被稱為Shriphala?它只沿著海岸生長,而不在其他地方生長。最好的椰子是長在海邊。這是因為,海洋即是正法(Dharma),在正法存在的任何地方,唯有在這樣的地方,椰子才會結實累累。椰子不會生長在沒有正法的地方。

但海洋包含了一切。一切潔淨與髒汙、一切都在海洋之中。海水也充滿了鹽,它其中含鹽。耶穌基督曾經這麼說:「你們是大地的鹽。」意思是,你們可以進入所有事物之中。你們可以給予所有事物滋味。「你們是鹽」——沒有鹽,人不能生存。我們攝取生命能量(prana-shakti),如果我們內在缺乏鹽分,甚至生命能量也無法作用。它是催化劑。而這鹽——它完全妥當地安排使我們得以生存,生存在這世上、生存在這幻相世界(prapancha)之中。沒有鹽,人將毫無用處。

但當椰子朝著宇宙大我(Paramatma)生長,它會將所有鹽份留在低處——所有事物都會被留下。當陽光灑落在樹梢,隨著陽光灑下,開始了蒸散作用,椰子葉子中與整棵樹之中的樹液都會被向上吸附——然後,水份沿著樹幹向上流動;留下一切。穿過這14階段,然後當它到達頂端,便成為椰子。你們便是那同樣的椰子。將椰子奉獻給女神是很重要的。若沒獻上椰子給女神,崇拜不能視為完滿(Sampanna)。

椰子也以不尋常的方式組成。世界上沒有其他的果實(phala)像椰子這般。椰子樹沒有任何一處被棄置不用。它的每一部分都可以供人使用。從葉子開始到每一部分都可以被使用。而椰子本身——每一部分都被使用。你們可以發現椰子就像人類的頂輪。我們有頭髮,同樣地椰子也有毛髮。「頂輪是椰子。」外部有頭髮作為保護。是頭髮保護我們免於死亡。所以頭髮被極度尊重;頭髮是非常偉大而有力量的——它們保護你。你被它們所保護。而在其內,如同我們有頭蓋骨,椰子也有,你們看,椰子之內有一層堅硬的殼位於外側,像這樣,在那之外,內部我們有灰質跟白質——我們腦內有這兩樣東西。椰子內部也是如此,你們看,白質與灰質⋯⋯而在其中是水,也就是我們腦中的腦脊液。在椰子之內也有水——那是邊緣系統。

所以這真正的椰子,它本身即是——對椰子樹而言這是果實。對我們而言,我們的腦袋是我們整個進化過程的果實。無論我們目前進化到何處——從阿米巴,直到現在我們成為人類——我們經歷了這一切,造就了這腦袋。由這腦袋,一切——無論我們擁有什麼——都是透過腦袋。在這其中有所有的力量;各式各樣。其中收藏我們得到的一切財富。

現在,靈(Atma, spirit)居住於心中,在來到霎哈嘉瑜伽之後,祂的光芒在我們體內的七個層次中傳揚,同時發生在兩側,這只在當一個人的頂輪打開後才有可能。

直到現在,我們還是持續用我們的頭腦做著相同的工作。在得到自覺之前,藉由自我與超我,我們做我們要做的任何事情。沒有一事例外。自我與超我,或者你們可以說「manas」與自我——藉由這兩者的説明,我們完成我們全部的工作。

但在得到自覺之後,我們是藉由靈的幫助來工作。靈在自覺前居住于心中,完全抽離,靜觀一切。祂的工作是:不論祂處於何種境地,祂只是靜觀,祂持續運作。但是祂的光不在我們的注意力(Chitta)之中,祂與我們分離。祂不在我們的注意力之中。在自覺之後,祂進入我們的注意力之中,這是最先發生的事。首先祂進入我們的注意力之中。而注意力,如同你們所知,位於幻海之中。在這之後,祂的光進入真理之中,因為隨著這光進入我們腦中(腦部得到覺醒),我們從而明瞭真理。

「明瞭」不是指我們經由思維去瞭解,而是在真實(Saksha)中領會到「這是真理」。在此之後,可以在心中看見祂的光芒。心變的深邃、心開始擴展、開始變得浩瀚,心所具備的愛的力量逐漸增強。此所以是sacchiananda——真理(Sat)、注意力(Chitta)、以及喜樂(Anand)。我們腦中的真理、我們正法中的注意力、我們靈體中的喜樂——開始得到覺醒。

一開始祂的光芒緩緩擴散,你們都知道。祂的光芒緩慢地、緩慢地增加,這是很精微的。一開始非常微小,因為在我們粗糙的生活範疇中,很難去覺察到這精微。逐漸地這覺察的能力也逐漸培養。在此之後你們開始成長、進步。

隨著頂輪一幕的開啟,靈量向上提升。但這時祂的光芒還未能照亮各處。靈量向上升起,而你們向至高濕婆神的寶座致敬。在你們之內,靈的光芒開始朦朦朧朧地流動。但它還未在這頭腦中完全閃耀。現在,出人意料的是,如果你們想要藉由你們的頭腦擴展這光芒,你們辦不到。

我們的頭腦跟我們的心——現在這兩者間必須展現完美的平衡。你們應明白,當你們運用思維工作過度,心會衰竭。而當你們過度倚賴心去工作,頭腦會衰竭。他們之間是息息相關,這關係存在已久,這是非常深遠的關係。也因為這深奧的關係,當你們得到自覺之後,他們的關係必須更深邃。心與腦的關係應當要「非常」深邃。當他們徹底合而為一那刻,你們的注意力完全與至高神合而為一(Parameshwar-Swarup)。

哈達瑜伽中也提到這非凡的事,即超我(Manas)與自我(Ahamkara)都完全消失(Laya)。但只是這樣說明沒有人能夠瞭解。如何才能促使自我與超我瓦解?結果他們試圖藉由打擊超我、打擊自我去達成。但如果你打擊自我,你便助長超我;如果你打擊超我,你便助長了自我。他們就是不能明白這行為的癲狂,以及這樣做最終會到達何處?

如何戰勝自我與超我?唯一的出路是額輪。藉由運作額輪,自我與超我兩者皆會消弭於無形。而正當它們瓦解之際,心與腦首先建立起完全的和諧。但是尚未合而為一。「我們所要達成的是這合一。」因此,你們的心,心本身成為了頂輪,而你們的頂輪,頂輪本身成為了心。你所想的皆在你心中;而你也只思及心中的一切。當你們達到這般的境界,之後,任何懷疑、任何不相信、任何恐懼,都將不復存在。正如同當人恐懼時,是什麼作用於他呢?他被頭腦所教導:「看清楚,沒有什麼好怕的。看清楚,你為了這無用的事而恐懼。現在點起一道光來看清楚。」然後,雖然這樣經過頭腦去理解,他仍然是懼怕。

但當這兩者合一時,你們要嘗試去瞭解這一點:你們用頭腦來思考,來使思維理解,並觀照思維。如果頭腦本身成為思維,意思是,想像有這麼一件工具,它同時具備自動加速器與煞車,而且兩者是一體的。無論何時,只要它需要,它可以隨時成為煞車;無論何時,只要它需要,它可以隨時成為加速器——此外,它還無所不知。

當達到這樣的階段,你們便成為完全的導師(Guru)。這樣的境界是我們一定要去達到的。迄今,你們已經大有進展,你們已經到達相當高的程度。毋庸置疑地,現在應該要這樣對你們說:你們現在已經成為椰子。但是我總是述及更進一步會是如何。因為,假如要爬這棵樹,該怎麼做?你們看過人們怎麼爬上樹的嗎?如果你們請一個人爬樹,然後觀察他,你們會發現他把一條繩索環繞身體綁好,然後一步一步把繩索往高處鉤。當繩索在高處套穩,之後,借著它的助力,人往上爬。同樣地,當我們向上爬,我們自己的繩索必須要持續鉤在更高處。只有當你們學到這方法,你們才能快速往上爬。但我們卻多半持續把繩索朝下鉤。甚至在來到霎哈嘉瑜伽之後,我們把繩索鉤在低處,然後說:「母親,我們一點都沒有進步。」當你們把繩索朝反方向鉤並且準備向下爬,此時如何能有任何進步?當往下時,你們甚至不需要鉤繩索,你們只要把繩索稍稍放鬆,然後「咻!」你們陡然下落。要掉落,你們毋須做任何安排。只有在往上爬的時候,你們才需要做安排準備。所以,要成為傑出的人,必須要勤奮努力地工作。而失去已成就的一切,不需費任何功夫,你們就直接墜地,毋庸置疑。

如果你們明瞭這點,接下來你們會瞭解「永遠將你們的視線望向高處」。如果你站在階梯的任何一階,但是你望向高處,那麼這個人會高於那站在較高階,卻望向低處的人。這就是為何有時候甚至非常資深的霎哈嘉瑜伽士會突然地墜落。人們說:「母親,他(或她)是如此資深的霎哈嘉瑜伽士,這麼多年來一直跟隨您,做了這,做了那。」但是他們的視線總是維持在低處,那我又能怎麼辦?如果視線望向低處,他們會往下掉落。

視線應該要總是望向高處。此時甚至要看這果實(椰子),你們得抬頭仰望。就連它們的視野也望向高處。它們全體的視野都望向高處,因為若不將它們的視野維持在高處,它們知道它們將無法得到陽光(Surya)以及完成這工作,它們也不能成為椰子。要仔細地觀察樹,並瞭解它們。你們可以從一棵樹中學習到很多關於霎哈嘉瑜伽的事情。它們是你們非常偉大的導師。同樣地,當我們看一棵樹,我們應該先觀察它如何紮根。首先,它觀照並且固定它的根。要去觀照並且固定根,它做了什麼?它持續深入向下紮根。這是我們的正法,這是我們的注意力。在這正法中,它持續深入。在這注意力中,它吸取無所不在的能量。這是棵顛倒的樹——這樣形容比較貼切。這些根開始吸收無所不在的能量;而在吸收之後,究竟它要做些什麼?之後它的視線往更處看——椰子由此而生。

你們的頂輪也像這非凡的椰子——對母親而言極度珍貴,而這非凡的椰子應該要獻給祂。很多人昨天對我說:「母親,我們感覺到生命能量的清涼,在我們的雙手與雙腳之中,但不在頂輪。」「是誰駐足在那?」只要明瞭這點;這清涼由此處而來(清涼即會從此處出來)。而那位,正坐在那裡,是「一切」的「果實」。這樹的根,固定於底下的土壤中,它們也從此土壤中生長出。它的樹幹、它辛勤的工作、它的演化——所有的這一切終將結為果實。那果實之中涵蓋了所有的一切。你們把果實種入土壤之中,這一切會再度生長出來。(「它是一切的意義,它是一切的終點」)。在整個世界中,無論神已成就哪些工作,「它是一切的意義,它是一切的終點」。迄今祂所完成的所有工作,它們完整的形式,它們的成果就是我們今日的摩訶瑜伽!而它的主要神祇(Swamini, Presiding Deity)是誰——你們是知道的!

所以,你們在這吉祥的時刻來到這世上,並且獲得它。你們應當感到深受祝福,並且且當像這椰子般。你們應當在奉獻中順服。只有當果實成熟時,它才會被摘下來——要不然它一毫無用處。在它成熟之前,它不能被供奉給母親。所以,要發展成熟,除去幼稚。如果繼續幼稚下去,你們會一直黏在樹上。但若要用於供奉,那緊黏在樹上的果子又有何用處呢?當它可以從樹上摘下,然後供奉,唯有此時崇拜才算完滿。所以,要瞭解霎哈嘉瑜伽,這些矗立在你們面前,真正(Sakshat)的椰子本身就是非常好的意象。這真是極大的祝福,今天我們齊聚於此,在這輝煌的慶典之中,這些椰子樹也在陪伴著我們。它們也在讚頌(nadita)一切,它們也在躍動(Spandita),它們也聆聽著同樣的旋律,並且隨之起舞。它們也瞭解整件事的重要性。

同樣地你們也擁有椰子,要使它完全成熟。你們只有一種方法可以讓它成熟,那就是必須與內心和諧一致。重要的是要與你們的心合一。心與頭腦再也沒有分別。我們在心中祈求,而在腦中成就。只有當此二者合一之時,你們才能完全受益。

現今,對一般人而言,霎哈嘉瑜伽非常神秘。他們不能瞭解,因為他們的日常生活只能到那種階段。在那裡活動。但是你們的階段不同。你們必須活在「你們自己的」階段之中。當你們看著別人,多半會充滿憐憫,因為,這些可憐的人會如何?他們會發生什麼事?他們要前往何處?他們不明了。他們的階段到哪裡?他們會落在什麼樣的路上?體認到此,你們要試圖去瞭解:如果藉由對他們解說,他們能夠瞭解霎哈嘉瑜伽,那非常好,試著去讓他們瞭解。但如果他們不理不睬,我們在他們面前就算是打破頭也沒有用。

打破一個人的椰子是沒有用的。好好地保護它。它的工作比這個重要得太多太多。你們是為了一個更高的目的而得到它,應將它保持在那較高的層次中。而只有在達到這完滿的、美妙的、獨特的境界,你們才能認為自己是被祝福的。所以,我們不用為了無意義的事情打破頭。不需要去跟任何人爭論。但是你們必須維持自身的階段,絕不能掉落。

除非你們達成內在完全的順服,在達到此之前,你們都尚未在霎哈嘉瑜伽中抵達目標。沒有吸收到該吸收到的一切,沒有獲得應該要發生的成長,沒有達成你們應當精通的一切以及完全的成長,而你們陷入錯誤的觀念之中。因此,你們不應該再錯誤地認定:「我已經成為偉大的霎哈嘉瑜伽士。」或諸如此類。當你們變得非常偉大,你們會謙卑,你們會時時自動地保持謙卑。

看看這些樹,風從反方向吹來。當風從這個方向吹來,這些樹應該要向這邊彎才對。但這些樹彎向何方?你們曾經留意過所有的樹都朝向那個方向嗎?為什麼?風從這邊吹來,推著它們,為何這些樹仍是彎身朝著同一個方向?而如果不起風,人不知道這些樹可以再彎的多低!因為它們知道海洋給予一切,所以這些樹虔敬地、極度謙卑地恭迎它。而這「給予者」是「正法」。這正法存於我們內裡之中。唯有當其完全覺醒、開始徹底展現,此時我們內在的椰子才會變得甜美、美麗、滋養。而這時全世界會認識你們,藉由你們的本身來認識,而非藉由其他途徑。

現在,現在你們已經慶祝了14次的頂輪生日。還有多少年你們會去慶祝呢?直到這次的頂輪日,每當你們慶祝它的生日,你們的頂輪都隨之開啟、並且成長。

任何形式的妥協,在任何事情上失去你們對自己的控制,這都不是霎哈嘉瑜伽士的舉止。霎哈嘉瑜伽士應當要勇氣十足地朝他的道路向前邁進。不計其數的阻礙——親屬、家庭、這個、那個,所有這些荒謬的牽制,它們沒有任何意義。這些已經跟隨你們上千次了。在此生你們必須成就。而當你們成就的過程中,如果其他人也隨之得到,那他們是受祝福的,這是他們的福份。如果他們沒有得到,你要徒手把他們拉拔起來嗎?

就好比說,如果你到海邊,腳上系著巨大的石塊,然後你要求海洋說:「啊,先生,帶我遊到彼岸吧。」海洋會這麼回答:「先把系在你腳上的石塊拿掉,要不然我怎能帶你渡過?」你對你腳上系上的這些大石塊),去除掉它們會比較好。如果你不能切斷它們,那麼至少要這麼做——讓自己遠離它們。

你們在腳上綁著種種諸如此類的事物——你們掙脫它們、向上升進。告訴他們:「去吧,去做你們想做的任何事情,但這與我們毫不相干。」因為有這麼多諸如此類的邪靈(bandhas),而執著於這些無益的邪靈是毫無用處的。

看看這些樹如何把這樣沉重的果實維持在這麼高的地方。這果實有多麼重——它內含水分。樹把果實維持在這麼高的地方,同樣地你們要把你們的頭維持在高處,而當你們把頭維持在高處時,要謹記頭必須要恭敬地鞠向海洋——海洋是正法的象徵,要虔敬地、極度謙卑地向正法鞠躬。

許多霎哈嘉瑜伽士完全不明白,除非我們在正法中完全安身立命,我們就是無法成為霎哈嘉瑜伽士。他們繼續犯下各種錯誤。舉例來說許多人吸食煙草、抽煙、喝酒、持續地做盡這些事。然後他們說:「我們在霎哈嘉瑜伽中沒有進步。」這樣如何能有進步?是你們自己在掌管著自己的生活。

在霎哈嘉瑜伽中還有一些小規矩——非常簡單明瞭的小規矩——你們被賦予力量去執行它們。你們在日常行為舉止中完全地展現它們。但最重要的是要如同虔敬、奉獻、謙卑般鞠躬彎身的樹,並且讓愛從內在放出光芒。當你們將愛奉獻給至高神,你們能從至高神那兒獲得一切。我們應當銘記在心,我們對所有人皆有愛。

最後,應當要這麼說,頭腦,或者說是頂輪,如果沒有愛,我便不在那兒。腦中應當只想著愛、只想著如何做才能去展現、去散發這愛。如果你們深刻地展現。你們會知道我正說著同一件事:「我們如何將我們的心充滿愛」。我們應當只想著:「無論我在做什麼,這是否源自於愛?我做的一切是否都源自於愛?我所說的一切、所做的一切、是否都在愛中成就?」你們甚至可以在愛中打某人——這不會造成傷害。如果有過錯,我們可以打此人。但是,這是出於愛嗎?

女神誅殺這麼多邪魔(Rakshasas),她的殺戮也是出自於愛。甚至連他們也被女神所愛。所以,為了不讓他們從羅剎魔(Rakshas)更加惡化成為大羅剎魔(Maharakshas),也為了愛她的信徒,為了拯救他們,她誅殺邪魔。這無窮盡的力量(Anant Shakti)也只是愛的展現。

對他們真正有益(hita)的是愛。因此,你們是否在展現這對他們真正有益的愛?這須被謹慎思量。假如你們真是這樣在做,那麼你們已經達成並具備我一直在說的那件事,即是那應該要達成的合一。因此那合一已經在你內裡建立。只有這唯一的力量(Shakti),我們稱此為愛,也只有這愛可以讓所有事物變得美麗、均衡、完全地井然有序。

那些冷漠的思想沒有任何意義。而你們知道冷漠的思想只從自我而來。而第二種從超我而來的思想也許外表看起來漂亮,但是內在相當空乏。因此,一種是骯髒但冷漠,另外一種是看起來漂亮但無法給予任何喜樂(Neeras),是完全的空洞。一個是毫無喜悅,而另一個是相當空洞。這兩者在任何情況下都不可能和諧,因為它們恰恰相反。

                                                                                                                                                     但在得到自覺之後,在來到霎哈嘉瑜伽之後,所有阻礙盡皆消融,而這看似對立的兩件事變得彷佛只是同一件事的兩個面向。這應當在你們內在之中發生。唯有當這在我們內在發生的那一天,我們才能認為我們已經完完全全地慶祝頂輪的第14個生日。

願神祝福你們!

在這一吉祥的場合裡,我代表自己、代表所有神祇(Devatas)、代表宇宙大我(PARAMATMA),給予你們全體永恆的祝福(Anant Ashirvad)。 […]

灵量与迦奇的关系 女神節第七天 Mumbai (India)

靈量與迦奇的關係女神節第七天

印度孟買

1979年9月28日

今天,如你所願,我說英語。明天或許我仍會說這外語。

今天的課題是靈量與迦奇(Kalaki)的關係。迦奇(Kalaki)這個字實際上是「Nishkalank」的縮寫。Nishkalank的意思與我的名字”Nirmala”(涅瑪拉)一樣,代表純潔無暇,毫無污點的清潔,毫無污點般清潔是Nishkalanka,完全沒有污點。

很多往世書(Puranas)都有描述這位降世神祇,祂會騎著白馬,在一處名為森柏爾布爾(Sambhaalpur)的村子裡來到地球。人們是怎樣以字面來理解事物是非常有趣的。森柏爾(Sambhaala)中的”bhaala”是指我們的前額;Sambhaala代表這個階段,即迦奇位於你們的前額,祂會在這裡出生,這是森柏爾布爾(Sambhaalpur)的真正意思。

在耶穌基督和代表祂的毀滅力量的降世神祇摩訶毗濕奴之間—被稱為迦奇(Kalaki),會有一段時間容許人類糾正自己,好讓他們能進天國。聖經稱這段時間為最後的審判(Last Judgement),即是你將會受審判,你們全部人…將會在這地球受審判。世界的人口已經到達頂點,他們說是因為那些…實際上所有渴望進天國的人不是已經在現世出生,就是會很快出生。這是非常重要的時刻,因為霎哈嘉瑜伽是最後的審判。聽到這消息感到非常美妙,這是事實,也是真理。雖然你明白母親的愛讓你輕而易舉的得到自覺。但最後審判,看來是個可怕的經歷,卻包裝得非常漂亮,非常溫柔、非常巧妙,毫不困擾你。我告訴你,這就是最後的審判,你們全都會透過霎哈嘉瑜伽被審判,以決定你能否進天國。

現在,人們帶著各式各樣的注意力或chitta來霎哈嘉瑜伽。有些人可能有太多的tamasi krutya 或我們稱為慣性,或很懶散,又或行動緩慢的品性。這些人,誇張點說,他們喝酒,喝有酒精的飲品或類似的東西,這樣都把你帶離實相,令你麻木。另一方面,你也知道偏右脈的人,他們野心太大,有極大的野心,他們想贏得全世界,想變得獨立、變得惡毒和具有癌症擴散的品質。他們不想與整體保持任何聯繫。

你可以在鬥爭期(Kaliyuga)看到,人們是怎樣走向極端。有些人過於沈溺於酒精,或你可以說沈溺於酒精令你遠離你的知覺、你的真我、真理,美善;另一些人則否定它,他們否定任何美善的事物。他們都是很自我中心。有些人則是超我中心,有很多制約,非常怠倦疏懶、懶散而又絶對膚淺;另一方面,有些人極之有野心,喜歡宰制人,以他們的野心和競爭心去控制人,互相毀滅。這兩種極端的人是較難來霎哈嘉瑜伽。

中正平衡的人卻很容易被吸收來到霎哈嘉瑜伽。不管如何,那些不複雜,單純的人,因為他們是來自村莊,霎哈嘉瑜伽很容易吸收他們,他們毫無困難的接受霎哈嘉瑜伽。在城市,我做了大量的工作,卻只有二三百人來。若我到村莊去,整條村莊,可以有五六千人來,他們全都毫不困難的得到自覺。在這裡的人應該是很忙碌的,太多事情佔據他們,他們認為其他事情比追尋神,浪費時間去追尋神重要得多。

這種情況下,霎哈嘉瑜伽在求道者的心中甜美地扎根。它自自然然的就成就了。你得到自覺,毫無困難、毫不費力、不用付錢、也不用做費力艱苦的練習。

當我們談到迦奇,我們必須記著,在得到自覺和進入天國之間,我們可能仍猶疑畏縮,這狀態被稱為Yogabhrashta sthiti。人們接受瑜伽,他們來到瑜伽,卻仍然被他們Pravrittis(原本)的品質所迷惑。例如,自我中心,或金錢取向,或好宰制別人的人,可以組成一組,這個人會受自己的想法所控制而往下跌,其他組員也同樣會下跌。霎哈嘉瑜伽也一樣,在孟買也曾發生這種事,非常公開,非常普遍,仍然持續著,這是被稱為Yogabhrashtata,即人從他的瑜伽下跌,他從他的瑜伽下跌。無論你下跌或上昇,霎哈嘉瑜伽都給你完全的自由。若你找其他靈性導師,做其他淨化自己的瑜伽,他們都是自小受訓、遵守紀律,那些瑜伽導師會用盡各種方法令你受傷,令你傷得很深,不可能再與任何人有聯繫,就像做了一個手術,把你的性格拿走,把你趕走。但在這裡,你擁有自由,你要明白必須與總機保持聯繫,與集體保持聯繫,與整體保持聯繫,而不是只與某一個想控制你的人保持聯繫。在霎哈嘉瑜伽,若有人上昇得太過,便會下跌。因為在大自然,你不會看到任何生物會生長得超越界限,就如人類只能長到某一高度,樹木也只能長到某一高度,萬事萬物都受控制。你不能在霎哈嘉瑜伽炫耀自己,不可以搞小圈子或做些與眾不同的特別事情。在霎哈嘉瑜伽,我看過有人要求其他人觸摸他的雙腳。這是很令人驚訝,這類人一定會被揭露,我們知道他們是迷失了,因為他們的輪穴有阻塞,阻塞得很嚴重,雖然他們或許有一陣子感覺不到,他們或許仍感到生命能量,但他們會往下跌,一直往下跌,直至完全完蛋。這種下降(yogabhrashta sthiti)是發生在任何人身上最差勁的事情。首先,你得不到你的瑜伽,但若你得到瑜伽而又跳進這種狀況,就是克里希納曾經描述的狀態,你進入了rakshasa-yoni(惡魔的子宮或魔界)。

那些來霎哈瑜伽的人要知道,必須正確地緊貼一個東西,不然yoni(孕育者)還剩下甚麽呢?若你死去而沒有瑜伽,或許你會再次出生,當然…你的這一生便浪費掉了。若你來霎哈嘉瑜伽仍玩這種把戲,想別人以為你是非常了不起已得自覺的靈,或你已經成就了這樣那樣的事情來打動人—所有在你得到自覺之前所做的荒謬事情—這些都是很嚴重的過錯,你會因此受罰。這是迦奇的力量,它在霎哈嘉瑜伽背後秘密地工作。

例如,有個女士來看我,她想報導一些有關我的事情,是一些可怕的人付錢給她的,她刊登了一些毫無意義,我從未做過的事情。每個人都感到困惑憤怒,說︰「母親,你必須懲罰她,你要把她告上法庭,告她誹謗,這樣那樣…」我說︰「我不會上法庭,你們還是放棄這種想法比較好。」沒有人聽我的話,你明白嗎?不知何故,那報社關閉了三個半月,業績倒退了很多。當然不是我做的,我可以說,對瑪塔吉,涅瑪拉‧德維來說,是迦奇做的。迦奇代表十一種毀滅力量,它們守護著霎哈嘉瑜伽的美善。任何人若想玩弄霎哈嘉瑜伽,會被傷害得很深。

所以,是時候告訴你們,對上天玩把戲的危險。到目前為止,人們都視這為理所當然。他們折磨如耶穌基督的人,他們時刻都在折磨偉大的聖人,人類常常都折磨人。實際上,我在每一個講座裡都作出忠告,今天不要再玩這把戲了,因為迦奇已經來臨。不要找神聖、美善的人麻煩。要小心,因為迦奇已經降臨。一旦這力量臨到你身上,你不會知道該躲到哪裡。我不單要告訴霎哈嘉瑜伽士,還要告訴全世界,要小心,不要傷害他人,不要從他人身上拿好處,不要炫耀自己的力量,因為一旦這毀滅力量在你生命中開展,你不會知道怎樣阻止它!

我曾到過…我想我之前曾經告訴你,有一次我到印度安得拉邦,我告訴那裡的人︰「不要再種這種煙草了。」他們很生我的氣,因為這是他們的生計。他們製造金錢,沉醉在各種賺取更多金錢的事情上,做出各式各樣的罪孽(paapas)。我說︰「你們來這個世界,不是製造更多的罪孽(paap)和業報(Karmas),而是要清洗罪孽 — 「papaksh talana」。你來不是要增添罪孽而是要清洗罪孽。這是清洗的時刻,這就是我為甚麽以”Nirmala”(純潔無瑕)形相來到這裡,去潔淨它。為甚麽,你做的卻是增加自己的罪孽。種植這些可怕的煙草,你可以得到甚麽?」他們不聽我的話。在我三次的講話裡_____全都有錄下,他們在出售 — 我告訴他們︰「要小心,迦奇就在海中,祂會把怨恨臨到你身上,祂會臨到你身上。」你們都知道安得拉邦發生了甚麽事。

與莫維爾(Morvi)一樣,我告訴你,去年有些從莫維爾來的人見我,一些來自莫維爾的大人物,他們全都相信一個可怕的聖人,可怕的傢伙,他真的破壞了很多家庭。我告訴他們︰「為甚麽你們要相信這個人,他只會把你的注意力牽引到物質的事物上,你們為甚麽要相信他?」在莫維爾的每所房子裡,都掛著這個可怕聖人的照片。當我告訴他們,他們不聽我的話。他們視我的忠告只是因為我妒忌這個傢伙。你們都知道甚麽事發生在莫維爾,這是事實。這些事我都是在其他人面前說的,他們都把我的話記下,發生了甚麽事,在甚麽地方,瑪塔吉是怎樣說的。在此之前,有一次我在德里,遇到從Brindaban來的人,他們告訴我有關般度族(pandas)的事情。我說︰「你們全都放棄自己的職業,你們真可怕。你們以神的名在做怎樣的生意?所有那些賢人哲士(pandits)和般度族人都是社會的可怕寄生蟲。你們離開你們的工作…你們賴以為生的恆河有一天會把你們完全摧毀。」當亞穆納河和恆河河水迸發,我在倫敦。我在電視看到,所有般度族人帶著他們的所有家當(khrounchas or khomchas)在逃跑。

當然,當你與這些可怕的人為伍,與他們一起生活時,你也受苦,無辜的人也受苦。我們為甚麽受這些人打動?你就是要為這種事情付出代價。當他們打動你,你在向他們妥協。「不管如何,不要緊,我們正要往哪裡去,我們也要給這些人一點東西,他是般度族人,我們先祖坐在這裡乞求金錢,坐在恆河前。試想想,愛和喜樂的賜予者正在這裡流動,而這些人卻背向恆河,向你們乞求金錢,他們是何等愚蠢?愚蠢無用的人!你付錢給他們,還以為給他們錢是一種很大的功德。

我們就是過著這種人生,妥協的人生…不明白甚麽是真理,甚麽不是真理。其一是完全盲目,對這個國家以至全世界,特別是這個國家,正在發生的所有事情完全的盲目。我們都是單純的人,我們內在有太多的bhavikta(思慮想像),這是事實,但這樣並不表示我們必須愚蠢笨拙。

例如,某天在一處名為亞瓦加崗(Awargaon)的地方有一個會議,我是說這些人在Vithala’s mandir被稱為bhadaweii,必須重罰他們,因為他們對待那些光著腳走來的聖人非常的差,必須要懲罰他們。當我這樣說時,每個人都有點困擾,因為對於這些可憐的人 — 那些bhadawas都是降世惡魔 — 人們卻視他們很了不起。他們打破從老遠來的人的頭顱,像打破椰子一樣,這些人的頭都感到很痛楚。竟然會對單純的人做出如此殘酷的事情。當我站在真理、宗教和愛心那一面時,你們認為我應否支持他們?當我這樣說,你要明白,有些人有某些利益,他們必定與那些bhadawas有關係,不管如何,他們生我的氣。但感謝天,三個月內,政府接管了他們。

人們時常都看到甚麽在發生,但卻仍然在廟宇裡,甚至以神的名義做同樣的事情,犯著一個接一個的罪孽.(sin)。我們在自己的罪孽上再添加罪孽,不單沒有清除罪,沒有以我們成熟的腦袋去明白了解罪孽,還不斷增加自己的罪孽。我叫這些人為昏沉的人(tamasi),他們沒有運用自己的腦袋,他們都是 mudha buddhis。他們追隨某些人的原因是因為在西方,受某種催眠或某種個人魅力運動(charismatic movement)的影響。你可以看到,那些有個人魅力的人,從人們身上賺取上千元的盧比,上千的盧比!這些人得到的回報卻是癲癇症,壞疽病…不是這些病症,就是瘋癲、神經病以及各種類似的疾病。人們卻像瘋子一樣追逐這些運動,不單加速自己的滅亡,還增添自己犯下大堆的罪孽,而不是花一點時間清洗自己的罪孽。在這個時刻,我們的時間是最珍貴的,我們必須非常小心,保持警覺。

我們不應依賴別人的幫助,而是要把自己的存在體完全整合在神的國度裡,讓自己能在大能的神心裡佔最高的位置。因為當迦奇來臨,祂會毫無憐憫的屠殺所有這些人,完全缺乏憐憫之心。在祂內裡有十一種Rudras,即十一種毀滅力量,非常強大的安頓在祂內裡。當我看到這種狀況,因為我能看到這些,我知道情況緊急,我要告訴你們要提防小心,不要玩把戲,不要鬆懈,也不要向荒謬的人妥協。緊貼著正道,否則,迦奇來臨的日子將會很近。

另一類人是不停想著自己的聰明才智,他們否定神,他們說︰「神在哪裡,神是不存在的,我們不相信有神,這全是謬誤,科學才是一切。」到目前為止,科學成就了些甚麽?讓我們看看,科學為我們做了些甚麽?科學甚麽也沒做,它只做死物的工作,只令你變得自我中心。所有西方人都是自我中心,他們想盡辦法去犯罪,去犯最差勁的罪—想盡辦法。在印度有某些靈性導師向人提供知識,教人怎樣犯最差最差的罪,因此,他們輕而易舉,跑跳兩步便跳進地獄。錯的永遠是錯,無論是今天、明天、昨天或千百年前發生,不符合正道,不符合你持續生存的事情都是錯的。但新的措辭卻是︰「那有甚麽錯?,那有甚麽錯?」只有迦奇能回答這個問題!我只是告訴你這是錯的,錯得很離譜,這是違反你的昇進,違反你的存有,你不會再有機會既悔改又能提問「有甚麽錯呢?」,你會被趕走,這就是迦奇的降世。正如他們所說,祂騎著白馬來,極之驚人的事情會成就,每一個人都會被揀選出來,沒有人能提出任何要求。

明白嗎?萬事萬物都在登廣告,都在發表。即使這件用科學創造的儀器(錫呂瑪塔吉輕敲擴音器),也能用來傳揚霎哈嘉瑜伽。若我把它放在我的輪穴上,你便取得生命能量,取得自覺。整個科學都是次於霎哈嘉瑜伽。就像有天有些電視台的人來。他們說︰「母親,我們想為你拍攝電視訪問。」我說︰「你們這樣做前必須要小心,我不想宣傳。所以無論你想做甚麽,都必須正當地做。」藉由電視,我們可以做霎哈嘉瑜伽的工作。假若我在電視螢光幕,我可以請他們把手張開,那麽,只要看到電視,成千上萬的人便得到自覺。

這是事實,是從我的存在體散發出來,這是事實。為甚麽你要為此生氣呢?為甚麽你不也來自己驗證呢?為甚麽你會感到受傷害?若我是這樣,為甚麽你的自我會感到受傷害?即使你是與眾不同,也完全不能傷害我。若你只知道一項工作,例如組織這樣那樣的事情,我不會有壞感覺。你為何會因為某人擁有神性的品格而有不好的感覺。為何你因為基督擁有神性的品格而有壞感覺?為甚麽你要謀殺祂?為甚麽你要殺害祂?為甚麽你要折磨這些人?這樣神聖的人。你不是很有智慧很友善嗎?你們都是非常仁慈的好人,卻去追逐各種無用錯誤的事物。有太多東西在誤導你。他們拿走你的錢來誤導你,拿走你的錢,給你的卻是罪孽,他們正為你預訂通往地獄的旅程,他們也為自己預訂這個旅程。當我提及他們,人們感到受傷害,他們想為甚麽瑪塔吉要批評這些靈性導師。他們不單不是靈性導師,還是惡魔(rakshasas)!耶穌基督曾經站出來說︰「這些魔鬼以及魔鬼的孩子都會進地獄。」人們責備祂說︰「你為甚麽要批評他們?」他們不會互相指責,基督說︰「撒旦不會說自己人壞話。」他們互相都非常友好,他們之間沒有問題,他們之間非常友善。現在所有門徒會獲分配︰「你要這些,我要那些,所有人都直接進地獄。」安排得很妥當,就像第一輛火車先開出,接著第二輛,再接著第三輛。

這種野心、這種自我取向、這種金錢取向的另一面,我們時刻都為錢而忙碌,我稱它為Bhrama,稱它為幻覺錯覺。這是個大幻相,你們追逐金錢。另一個幻相是你追逐前世(prêt-atmas)和死屍。你就是追逐這兩種幻相。你可以從金錢取得甚麽?你看看那些非常非常富有的人,只去看看,他是否快樂?你要怎樣分析他的人生?那些所謂成功人士,你走去看看他們,他們有甚麽成就?有誰尊敬他們?當他們轉過身來,人們說︰「噢,天呀,我看到誰人的臉!讓我去漱漱口。」你是否吉祥?若有人看到你,有沒有美好的事物從你那處而來,有甚麽shubh發生在這人身上?你是否kalayaanamay?是否mangalmay?你擁有怎樣的品格?只評價自己,這種評價只能發生在霎哈嘉瑜伽。

有一個病人來到霎哈嘉瑜伽,他告訴我︰「母親,我很年輕,我不知道甚麽發生在我身上,令我變得不吉祥。」我說︰「你怎麽知道?」他說︰「無論我到那裡,都會有夫婦吵架,孩子有些不對勁,孩子開始哭泣,叫喊以及尖叫。現在每一個人都憎恨我,每一個人都說我有些不對勁。」我找出他的問題,他有甚麽不妥,把他治好。現在,他散發出漂亮的生命能量。

你可以散發很負面的生命能量,你或許犯了罪而不自知,仍說︰「噢!母親,我擁有生命能量,我非常好。」這類人在欺騙自己,欺騙別人,這很好︰「噢,我完全沒有不妥,我的狀態一流,我的生命能量是最好的。」接著︰「我做得非常好。」評價你的是你的言行。你為別人做了甚麽好事?最近就有一個這樣的主教,我發覺所有接觸過這個男士的人的左腹輪都有阻塞,阻塞得很厲害。當我告訴他們,視這個人為重要的人物是非常錯的事情,他們都責備我。有一個是霎哈嘉瑜伽士的醫生來看我,他八歲的兒子也一起來,孩子是已得自覺的好男孩,但他的左腹輪很差。所以我問他︰「那個人是否到過你的家?」他說︰「是,母親,他常常來。」雖然我已警告過他們,但當這個人來他們的家時,他們仍會接待他,而不是對他說︰「去找母親,潔淨自己。」你明白,他們受這個人誘惑及催眠。我問他︰「你是否請這個人來你的家?」他說︰「是。」我說︰「好吧!用鞋拍打他,就像我們在霎哈嘉瑜伽所做的一樣。」那個男孩便得到潔淨。

你是否想摧毀你的家庭,你的孩子,所有人,只因你貼附某些懂催眠的傢伙?你們至少也要為他們考慮著想一下。很多人也像這樣。在霎哈嘉瑜伽卻很容易放棄,即使在倫敦,我知道誰人會到哪裡,他們在做些甚麽。我寫信給他們,告訴他們︰「不要這樣做,只是不要這樣做,甚麽也不用做。」你馬上便知道︰「母親知道這些事情,她知道,她告訴我們︰『要做這些事情』」,不要爭辯。你能否從爭辯中取得生命能量。在霎哈嘉瑜伽仍然有人很猶疑,這是他們做的最差勁的事情,因為yogabhrashtas是最值得譴責。他們何去何從?

我必須忠告所有在這裡的霎哈嘉瑜士,因為霎哈嘉瑜伽是最後的審判,不單你會受審判,你在進入上天的國度,變成天國的子民,這全是對的,除此之外,無論你是否完全順服委身和明白上天的律法,你也能在哪裡。即使你是屬於任何一個國家,例如印度,一個印度國民,若你犯錯,犯下刑事罪行,你也會受懲罰。所以即使你成為天國的子民,仍要非常非常的小心。

第二件我想告訴你的事情是迦奇的毀滅力量。今天的講話對你來說會是非常尖銳嚴厲,因為你要求我說的這位降世神祇是非常嚴厲的,是最嚴厲的一位。我們有,例如克里希納的降世,祂擁有Hanana(毀滅)力量,祂殺掉暴君金沙(Kamsa),殺掉很多很多惡魔,你也知道當祂還是小孩時,他殺掉富單那(Putana)和很多人,但祂也演出了一齣戲劇(leela),祂也有愛,也向人妥協,也原諒人;而基督是寛恕的化身,基督的寛恕是祂內在持守的力量。若祂爆發…若你不明白祂寛恕的價值,祂整個寛恕能以極大的災難降臨在我們身上,祂曾經非常清晰的說︰「我能容忍任何對我的攻擊,我卻不能容忍任何對聖靈的不敬。」祂很清楚的這樣說,而你現在要明白,聖靈就是太初之母。

我們必須明白這位降世神祇就是近在咫尺!克里希納的力量,祂毀滅(Hanana)的力量給了祂;梵天婆羅摩的力量,祂毀滅力量也給了祂;濕婆神的力量,祂毀滅的力量,它的一部分武器(tandava)亦給了祂。摩訶維瓦(Bhairava)的力量,你也知道摩訶維瓦是象徵殺戮,一把像劍的大東西;還有格涅沙的武器(Parusha);哈奴曼(Hanumana)的Navsidhis(九種大能),即毀滅的力量也給了祂;佛陀的寛恕和摩訶維瓦的不殺生(Ahimsa)都會倒轉過來。這十一種毀滅力量會在我們與霎哈嘉瑜伽一起完結時,在我們被揀選出來時,到達極點,最後的殺戮由祂來完成。我希望這是徹底的殺戮,不會是普通的殺掉(hanana),就如女神所做的,因為女神已經在千百年前把所有惡魔殺掉,但那些惡魔現在卻全都再次歸位。

現在,當下此刻的問題是很不同,你要嘗試去理解。在過往的年代,直至克里希納的時代,當祂說︰「Yada yada hi dharmasya glanir bhawati bharata. Vinashaya cha dushkruthaam panitra na echa saguna」。有兩個字你必須要懂,要毀滅dushkruthaam,即毀滅殘暴的人或負面的力量,拯救聖人”Sambhavami yuge yuge」,「我會一次又一次的再來。」

問題在於鬥爭期是沒有如sadhu(譯者按︰苦行修道,雲遊四方的印度聖人)般純潔單純的人或如惡魔般的人。很多惡魔鑽進你們的腦袋。你支持那麽多邪惡的,在犯錯的人。他們以政治、宗教、進步、教育和各種名義做著各式各樣的錯事。一旦你支持他們,他們便在你的腦袋裡,在你內裡。一旦他們在你內裡,你又怎能毀滅dushkruthaams呢?他們就在你內裡!你可能是個好人,但你或許會因為他們在你腦袋裡而被毀滅。所以是沒有任何常規定律去決定誰是真正的負面,誰是真正的正面。

只有霎哈嘉瑜伽能把你潔淨,把你變成完全正面、正面的好人、屬神的人。這是唯一的途徑,因為你的ankura,當它開始…給你自覺…你感到你的真我,你感到你的真我,透過你的真我,你知道自己是真實的而不是幻象,你開始享受這真我。一旦你開始享受它,你放棄一切令你妥協,令你變得複雜可怕的事物。所有這些混亂都會消失。所以我們必須以最虔敬的態度接受霎哈嘉瑜伽,把自己從錯誤的事物中救贖出來,它也是我能給我們認識的人,我們的朋友、親戚以至整個世界唯一的東西。人們請別人吃晚飯,喝飲料或其他,這樣做你能給他們甚麽?甚麽也沒給?他們在生日上會送禮物,四處給人戴上花環,交換祝福以及一切。在倫敦,在聖誕日,聖誕咭堆積如山,堆積的程度令正常的信件在聖誕節前十天也不能正常的送遞,而基督在哪裡?在基督出生的那一天,他們喝香檳。這種蠢人,甚至有人去世,他們也會喝香檳。現在香檳是他們的宗教而威士忌則是他們的靈量,他們不能明白神。他們按照自己愚蠢的觀念去塑造神,又怎能理解神?

作為一個母親,我必須忠告你要小心,不要玩弄你的真我,不要往下走,要往上走,往上昇,往上昇。我在這裡幫助你,在這裡日夜為你工作,你們都知道我辛勤地為你工作。我出盡氣力去幫助你,為你們做各種事情,以令你妥當,令你們能在這最後的審判的考試中合格過關,但你必須與我合作,必須遠遠的走在前面,把你的大部分時間奉獻給霎哈嘉瑜伽,吸收所有偉大尊貴的品質。

迦奇是一個大課題,若你有看過迦奇往世書(Kalki Purana),那是一本很大的書,當然書中有很多廢話。但當時候到了,若人們說,我們會說這是一個活生生的生命過程︰當工作快將完成,當我們看到在這一生中再沒有任何機會能有任何人來,迦奇便會降臨。讓我們看看有多少人能來,但這也是有限度的,所以我請求你們都要盡力,呼喚你的朋友,你的親戚,你的鄰居,所有人。明天是我在女神拉希特利節的講座最後的一天,明天會有很多…從母親而來的小小的祝賀。對我而言,最好的祝賀是當我在孟買時,我發現更多人能知道霎哈嘉瑜伽,認真接受霎哈嘉瑜伽,來霎哈嘉瑜伽後,不會沉醉於背後誹謗人,為小事而介意,互相生大家的氣,而是變得又合理又有智慧。最驚訝的是那些應該是社會的精英,最成熟世故的人,卻是那麽既小心眼又一無事處。

我必須告訴你這些事情是因為我正在面對的狀況緊急,我能做的只是禱告,好使它不要在孟買發生,但它應該已經發生了。孟買已經處於危急的邊緣,若你仍然記得那一天華積沙告訴我︰「母親,雨怎麽了?雨怎麽了?雨怎麽了?」我沒有回答他,直至他說︰「母親,我知道你生孟買人氣,但請你原諒他們,再一次。」就是開始下雨的那一夜。我必須告訴所有孟買人,要小心下一次的災難。每一次我回來,我發覺這種荒謬事情都在霎哈嘉瑜伽士身上出現,在某處追隨某個人,然後迷失。另一樣事情是孟買人仍完全意識不到有甚麽會發生在他們身上,意識不到他們怎樣從亞米巴虫進化到現在這個階段,神為他們做了些甚麽,他們要為神做些甚麽。這是非常非常傷感的事情,對整個國家而言,這是極之傷感的,因為人們都想跟隨這個孟買。有那麽多人情願追隨某個藝人…而不追隨神。問題就出在我們的膚淺,我們的品格。

我要說明天有一個很好的講座,還有一本名為”Advent”的書,是葛雷瓜(Gregorie de Kalbermatein)寫的,他是男爵的兒子,一個瑞士男孩。當他來找我,我清楚的看到他是個求道者,雖然他是迷失了,他活像一個精神分裂者,完全迷失了。但我卻可以在他內裡看到真正的求道者。我在他身上辛勤地工作了一年,把他帶回正常的意識。若你的內在連追尋也沒,當你迷失時,有甚麽會發生在你身上?連我也不知道。所以要小心,非常非常的小心。

今天是忠告你的日子,因為是你要求我談迦奇。祂是被安置在我們的前額。當迦奇有阻塞—迦奇的輪穴有阻塞—整個muddha,整個頭頂便會有故障。當靈量喚醒之際,我們發覺muddha有故障,它不能昇起,整個頭完全阻塞了,這樣的人不容許靈量上昇超越…我可以說明善輪。他們可能最多只能提昇至額輪,靈量便會下跌。當然,原因之一就如我所說,若你把把前額向著假導師,你也會受苦。過多的思維也會為右邊帶來問題,而其中一…迦奇的其中一個面向受破壞,引致不平衡,這一面。整個前額若有太多的碰撞,我們便知道迦奇輪穴有故障。若迦奇輪穴有故障,這個人便會遭逢災難,這是有大災難發生在這個人身上的徵兆。當迦奇輪穴有阻塞,你的所有手指會感到像火燒一樣,在手上或在手掌上,有時甚至身體也會有這種可怕的火燒感覺。某人的迦奇輪穴有阻塞代表他可能染上可怕的疾病如癌症,痲瘋或類似的疾病,或他將會陷入某些災難裡。所以迦奇輪穴必須保持妥當,保持平衡。迦奇輪穴有十一個小輪穴,至小令其中一些小輪穴保持有活力,那麽其他輪穴也能得到拯捄。若所有輪穴都受破壞,便很難給你自覺。

你該怎樣做而令你的迦奇輪穴保持妥當?要保持你的迦奇輪穴妥當,你必須敬畏神。若你不敬畏神,不害怕神,當你犯錯,神便會懲罰你,祂是憤怒的神,若我們犯錯,若我們對祂沒有任何懼怕,祂對我們便充滿毒害。不是說你要隱瞞我或隱瞞任何人,而是你自己知道你正在犯錯。

若你犯錯,你內心深處清楚的知道︰「我在做錯事。」請你不要再做了,否則你的迦奇便會出來。當你崇敬神,你知道祂是全能的,很有力量的。祂有能力把我們提昇,提昇至更高的存有,祂也有能力賜予你祂所有的祝福,祂是最有愛心的神,我們可以說是我們能想到最有愛心的父親。但祂同樣會懲罰你,一旦祂要懲罰我們,我們便要非常非常小心。作為母親,我必須警告你︰「小心你父親的懲罰,因為若祂懲罰你,沒有人能阻擋,即使是充滿愛心的母親的話,祂也不會聽,因為祂可能會說︰「你對孩子過分寛鬆,你寵壞他們。」所以我必須告訴你,請你不要做任何錯事,不要令我有壞的感覺,因為作為母親,告訴你們這些事情是非常為難的。母親以溫柔和慈愛的心對你,要對你們說這些事情是非常困難的。我請求你們不要玩把戲,因為你的父親是充滿憤怒,若你犯錯,祂會懲罰你。但若你做任何事是為祂,為你的存有,你的自覺,你便會被安置在最高的位置。今天,你可能是個百萬富翁,可能是個最有錢的人,可能是個最成功的政治領袖,可能是首相,所有這些身分在神的面前都是毫無價值,只有尊敬珍惜神的人,才會被放置在最高的位置,不是那些對你而言,看來那麽有趣和令人陶醉的世俗的事物。對神而言,最重要的是你在哪裡,你必須建立這種關係,先找出真我,透過霎哈嘉瑜伽找出真我(atma),接著把自己與這關係連上。    […]

錫呂‧瑪塔吉女士的講話 Mumbai (India)

錫呂‧瑪塔吉女士的講話
1977年3月22日
講於 Bharatiya Vidya Bhavan 禮堂
Yeh light isliye di hai ki aap doosron ko prakash den. Agar aap iska prakash doosron ko nahi doge to dhire dhire ye prakash khatam ho jaata hai. Is prakash ko aapko aise marg pe rakhna chahiye jahan log andhere mein bhatak rahe hain na ki is prakash ko table ke neeche le ja ke rakhna chahiye jahan woh bujh jaaye khud. Aap log wahan aayiye aapko koi taqleef hoyegi, […]

如何靜坐 Mumbai (India)

如何靜坐 孟買 1976年5月29日
在達卡,我告訴過你們,在霎哈嘉瑜伽是怎樣的,首先你進入到Tadatmya的狀態(與上天合一)。在Tadatmya後,可以達到Sampya的階段(與上帝更近),之後是Salokya階段(與主同在)。但是在達到Tadatmya時,人的興趣本身發生改變。一旦達到Tadatmya階段,由於他的經驗,這個人不想進入到Salokya和Samipya的狀態。就是說,當能量開始在你的雙手流動時,當你感受到並提升他人的昆達裡尼時,那時你的注意力就朝向關注他人的昆達裡尼和理解你自己。你想對自己的輪穴警覺,也理解別人的輪穴。
如果你看向天空,你可能看到 — 即使有雲,你還是會看到各種形態的昆達裡尼。因為,現在你的注意力已經來到了昆達裡尼,不管你想瞭解昆達裡尼什麼,不管你想看到什麼,不管你有什麼願望,都會在你面前呈現。你對昆達裡尼的興趣在成長,其他興趣都消失了。
試著這樣理解:當你步入成年,童年離你而去,你只對成年的生活感興趣 – 工作,生意,妻子,家庭 – 你只對這些感興趣,其他童年的興趣逐漸減退,舊的體驗逐漸消失,你的注意力轉向新的體驗。或者嘗試這樣理解:比如說,有個人對音樂不感興趣,不知怎的他對音樂感興趣了,對古典音樂感興趣,之後他就不會享受非古典音樂會。你在霎哈嘉瑜伽就類似這樣。
至於你的其他習慣和興趣,他們是逐漸習得和有意培養的,因此這些興趣深深地滲透在你的身上。霎哈嘉瑜伽在你的內在帶來全然的轉化 – 你已經進入到一個新的知覺,現在你可以感受到能量和他人的昆達裡尼,你可以給很多人自覺,你可以治療成千上萬的人,你已經進入到一個新的力量之中並被這個力量滋養著。
但在做這一切時只有一個缺點,就是你絲毫沒有費力,一切都是自己發生的,毫不費力。也許這就是為何儘管很多人在霎哈嘉瑜伽中獲得了能量,也升進到很高的狀態,但他們的注意力甚至從來沒有穩定在Paramatma至高的靈,真我,或者昆達裡尼上,卻反復地走向錯誤的事情。
你們已經問過我,“獲得自覺後要做什麼”。獲得自覺後你必須要給予。絕對有必須要在獲得自覺後去給與,否則獲得自覺沒有意義。當給予時,有一點,一點必須要謹記,“就是藉由這個身體,這個思維(manas),這個智性(buddhi),是說整個人格,藉由這些你給予無與倫比的東西,自身要非常的美麗;你的存有要非常的潔淨。“ 不要有疾病,如果你有任何疾病 – 可能很多霎哈嘉瑜伽練習者都有疾病。在來到霎哈嘉瑜伽之前,你可能會很擔心疾病,並希望疾病以某種方式被治癒。來到霎哈嘉後,你的注意力不會走向疾病,你開始說,“病會好的,沒關係。” 但這是錯誤的,不管你有什麼問題,甚至是很小的問題,你要治療自己,把手放在那個地方,你要保持肉身的潔淨。沒什麼可做的,只是靜坐,保持自己的潔淨,保持身體的方面的潔淨。
但是,對於你們,我已經告訴你們一件重要的事情。據說,每個人早上起床後都會去廁所清潔自己(如廁洗漱等)。相似地,對於霎哈嘉瑜伽練習者,泡腳極其重要,至少泡腳五分鐘,上床休息之前。不管你進化得多高,即使你沒有被感染 – 這沒關係,你必須要泡腳,哪怕五分鐘。甚至連我有時都要泡腳,(儘管我是沒必要泡腳的)是為了讓我的霎哈嘉瑜伽練習者吸收這個習慣,這是非常良好的習慣。
所有霎哈嘉瑜伽練習者必須每天泡腳,至少五分鐘,每天都要做。所有的霎哈嘉瑜伽練習者要在照片前點蠟燭或油燈,點空空,把腳放進水裡,以這樣的方式坐著,雙手朝向照片,如果你這樣做,你一多半的問題都會自動解決。不管發生什麼,五分鐘還是不難的。所有人都必須這樣做,在睡前。那會消除你一半以上的感染。你必須早上要早起,霎哈嘉瑜伽士是白天的活動,不是夜間活動,所以晚上你必須要早睡,我不是說你晚上六點就去睡覺,而是晚上10點就都要去睡覺,不要晚上十點以後你還醒著,你必須要早起,潔淨自己,因為我們自古以來累世的生命都是這樣做的。同樣的,所有的霎哈嘉瑜伽練習者都要早起,清晨靜坐。這是養成習慣的問題。但是我看到很多人早上四五點鐘起床都很困難,這是有原因的,我對人類做了深入的研究,研究人類讓人很開心,看到人類逃離自己,與自己辯論對抗很有意思,看到他如何解釋自己,如何讓自己成為嘲弄的對象很有趣。有些人告訴我:母親,我早上起不來,我問:你昨晚幾點睡覺? 12點,但是母親,我準備4點起床。這是不可能的,你只有前一晚早睡,第二天早上才能早起。前一天早點睡,有兩三天身體就習慣了。當你早上早起,你的接受力更強,不僅如此,這個世界早上的時間也是非常美麗的。。。(講話因麥克風故障打斷了)
所以從身體的角度,我已經告訴你們早上必須要靜坐。現在,如何靜坐呢?想一想,早上如何靜坐。首先,在心中向自己叩拜,讓自己謙卑下來。如果某人認為他已經達到了很多,或者認為我是一個了不起的聖人,那麼,當然他是一個不可救藥的人,他即將要離開霎哈嘉瑜伽。一個人要獲得靜坐的許可,平靜地坐在照片前,雙手打開朝向照片,以極其謙卑的心態,一個人必須向自己的內心叩拜。要不斷地求取寬恕。所以,甚至在那個時間,必須要求取寬恕:哦,上天啊,如果我們做了任何違背您的事情,請寬恕我們,請帶領我們進入到靜坐之中。然後我們禱告:我們寬恕所有傷害過我們的人,如果我們傷害了任何人,哦,上天啊,請寬恕我們。此時,在你的心中帶來純粹的情感,然後進入到靜坐中。現在,靜坐時要閉上眼睛。不要問靜坐幾分鐘,問這樣的問題是非常錯誤的。
是否你靜坐五分鐘或十分鐘,不管是五分鐘還是十分鐘,靜坐必須完全集中注意力。謙卑地向自己叩拜,靜坐。在靜坐之前,必須認真地領會,在靜坐前,給你要靜坐的地方班丹,給你自己班丹,給你的身體班丹,對身體七次班丹,給你靜坐的地方班丹,給照片班丹。不要象很多人一樣機械地去做,要帶著謙卑和虔敬,就像做普祭一樣做班丹。之後,給Mana班丹,哪裡是Mana,你們從未問過我:母親,哪裡是”mana”. Mana是這裡,它起始於這裡,是說你必須要給喉輪和額輪非常強有力的班丹。Mana必須給予班丹。當班丹時必須要這些想:哦,上天啊,讓我們在您的班丹之中,請讓我們不會遭遇任何不幸,極其謙卑地叩拜,那時,只是確信你在靜觀狀態和對一切無執著之中。只是讓自己脫離一切執著,靜坐。如果你嘗試每天這樣做,就會成為一個習慣。
帶著極大的虔敬,清晨必須靜坐,可以靜坐十分鐘或半小時,都沒關係。當靜坐時不要移動手,看著照片,慢慢閉上眼睛,靜坐時不要移動手。在那時,不管哪個輪穴有不平衡,只是看著那個輪穴它會被糾正,因為正如我所說,上天的能量在清晨時更強。現在,清潔好輪穴後,在你的真我原理中靜坐。注意力放在你的靈體上。沒有人曾經問過我,母親,哪裡是靈體。靈體是在你的心中,但是它的寶座是在我們的頂輪。這就是為何我說要向你的心叩拜的原因,注意力放在你的頂輪,向靈體交托,把思維交托給靈體。靈體原理的本質是什麼,靈體的原理是純粹。應該說,完全無暇的純粹。把你的注意力放在那裡,那是完全的超然。不執著於任何事。由於你的認同(附著),你遠離你的靈體。對著真我原理靜坐,真我原理就是愛,為此靜坐。這是偉大的 – 真我原理是愛。在這個世界上建立了很多宗教,但是沒有人在任何那些宗教中能夠描述愛,正因為如此,他們有很多荒謬之處。
愛無法描述,因為愛是流通於你雙手的力量。這是”Chena“意識,是人們所瞭解的意識,但是他們不知道這是愛,他們理解的意識就像象電一樣的其他力量,但不是這樣的,真我原理就是愛,一個字:愛,你從各種束縛中解放。不管什麼錯誤,不管怎樣違背愛的虛假,即使你責駡某人告訴他真相,你愛他,你自己變成了愛(Prem),這就是為何你對愛靜坐,你就能進入真我原理。靜坐不陷入人任何思維。但是,現在,你可以說,我是愛的原理,我是真我原理。我是上天大能的力量。你可以象這樣說。用這種方式,只是說兩三次,你就會感到被祝福。因為你說的是真理,能量以強力的力量在你的存有中開始流動。
現在,日常生活中該做什麼呢?在你的日常生活中,你要明白在你內在流動的力量是愛的原理。不管你做什麼,你是否用愛在做,或者你只是為了炫耀你是一個偉大的霎哈嘉瑜伽士。如果我對某人說了什麼,或者如果我對某人生氣,我注意到他會對其他霎哈嘉瑜伽士說反對我的話,然後他問我:為何我失去了能量。如果你沉浸於這樣的愚昧中,你最好離開霎哈嘉瑜伽。只有那些有願望承擔事情的人才能夠留在霎哈嘉瑜伽。一個人沒有任何權利給予我任何東西,他只是從我這裡接受。如果他想給予,當他的力量發展了,那會非常好。但是你只有真正吸收才能給予。因此,首先學會吸收。嘗試看著自己的弱點。因我們的仁慈,我們應該看到我們想要給予什麼,我們要給予愛。我們是站在愛之中嗎?我們跟每個人爭鬥,我們跟每個人辯論,我們麻煩他人,我們想我們是霎哈嘉瑜伽士。我們不能活在這樣的謬誤之中,我們應該象鏡子一樣生活,就是要時刻關注自己。比如說有東西粘在我臉上,你告訴了我,我就能擦乾淨。同樣地,你應該關照你自己,擦掉任何黏附你的東西。
在你每天的日常生活中,你應該生活在更光明的生命中。在你的臉上要有轉化的跡象,你的行為必須是美好的,愛應該從你那裡流淌出來。如果你只是個沒有愛的個體,那麼你就不是一個霎哈嘉瑜伽士練習者。你應該知道這一點。你要變成一個沒有任何欲望的霎哈嘉瑜伽士,無需證明你的價值,我正寬容你,你今天正坐在這裡。如果你不能提升,那麼請寬恕我,不要再來霎哈嘉瑜伽了。這樣的人幾天後會自己離開霎哈嘉瑜伽。那些缺乏愛,那些認為自己進化很高的人,對霎哈嘉瑜伽是沒用的。這樣的人應該去到其他假導師那裡,被假導師踢感受熱力。
在霎哈嘉瑜伽這裡,你已經變成了上天大能的工具。你應該極其謙卑,極其謙卑。你應該完全放棄自我。其他人說人要獲得救贖,我說首先要放棄你的自我,放棄你的憤怒。只是拿走你的衣服,你沒有放棄任何東西。救贖意味著放棄憤怒,色欲,執著,驕傲,貪婪,嫉妒等,放棄這些shadripus(六大敵人),被稱為Sanyaas – sanyast。我們不是在談論表面的救贖,在與其他人相處時你要極其有愛和平安,你應該與你的家庭,孩子和朋友談論霎哈嘉瑜伽。改變你的朋友和熟人。他們(霎哈嘉瑜伽士)是你真正的親屬,你應與他們交談,他們(霎哈嘉瑜伽士)會告訴你我們已經進入到了一個新的世界,我們已經擁有了新的能量意識。
不管何時你在哪裡旅遊,比如有人告訴我他來自Rahuri,就像我們旅行時攜帶私人物品一樣,我們帶著“teertha“,被我的蓮足發送能量的水被稱為”teertha“,還有其他被發送能量的物品,如:空空粉等。如果我們在路上遇到任何生病的人,我們給他”teertha“喝。如果有人談論宗教,我們給他看母親的照片,告訴他關於母親的資訊,告訴他母親可以給予他自覺。不管他們在路上遇到誰,他們都談論霎哈嘉瑜伽,他們給一些人點空空粉(Bindi),問他們感受如何,給他們我的照片,談論我,告訴他們從照片中可以獲得自覺。每時每刻他們都只在談論霎哈嘉瑜伽,只是在想他們如何能彰顯霎哈嘉瑜伽。這樣做你就能發現自己的深度。也有一些人來到霎哈嘉瑜伽就象參觀一個寺廟,然後他們馬上就走了,由此他們面臨的是相反的結果。
你們坐在這裡的很多人,以前病得很重,但是自從他們獲得了自覺,他們從來沒有生過病。獲得自覺後他們再也沒去看醫生,他們從未再吃藥,就連一些年齡很大的人,過去常常去看醫生,去醫院,自從他們進了霎哈嘉瑜伽,他們也不再看醫生去醫院了。有很多這樣的例子。不但如此,他們還去幫助別人。原因是:做為一個霎哈嘉瑜伽士,對於自己的健康無論做什麼,只要持續去做就能痊癒。你們都要彼此見面。在你們之中,你們都是醫生,都是病人。就像醫生一樣,不要從另一個人那裡收費。同樣的,當你們彼此幫助時也不要收取費用。你應該款待他們,談論自己的狀況,不要介意。
如果有人告訴你你的頂輪有阻塞,那這是個恥辱,因為頂輪阻塞意味著你對抗我,你要讓別人幫助你糾正,要知道你是怎麼被感染的。你不應該和任何反對霎哈嘉瑜伽的人有任何關係,如果你跟他們聯繫頂輪就會被感染,你要告訴這樣的人遠離你並堵住耳朵不聽他說。不要跟這樣的人說話,告訴他不要跟你說話,告訴他你遇到他是因為母親,他應該安靜。如果你持續跟這個人說話,你的頂輪就會受感染,幾天後你就來找我說,母親,我得了癌症。有一兩個人是這樣的,但是現在他們被治癒了。你必須要知道癌症是頂輪的疾病。如果你想遠離癌症,必須保持頂輪的潔淨。如果你的頂輪開始感染,那麼就知道這是癌症的開始。你要總是保持頂輪的潔淨,因為如果你不能那樣做,那麼過幾年後你就會過來說,你得了癌症。為何不從現在起保持自己的潔淨呢,不僅如此,為何不為霎哈嘉瑜伽工作呢,那樣我們就在上天的國度中。
明天,當屬於上天國度的人從世界中被選中,你應該是被揀選人中的一個,為何不這樣做呢。我們只是正在浪費時間,會見朋友,與親戚吃飯,批評他人。讓我們放棄所有這些,改進我們,我們要過一種被銘記的生活,讓我們這樣想。
沒有人會認為他只剩下很少的生命,現在很難如此,你不會死,當你死了,你會再出生,這一切再繼續。為何不在一年的時間脫離這個迴圈(生閉環)呢,如果你希望的話,你可以在一周的時間內脫離生閉環。你只需要做一個決定,只是一個決定,僅僅是這樣的一個決定,你就可以獲得霎哈嘉瑜伽的巨大好處。
你應該完全交托,你沒有必須觸摸我的腳,只需要從我們的內心向我交托。有些人觸摸我的腳但是沒有在他們的心中交托,一個人必須要在內在完全地向我交托,如果你從內在完全地交托,那麼你的昆達裡尼會保持建立在你的真我原理上,就像燈的火焰,沒有任何閃爍。但是一個人必須要保持交托,在交托的狀態,這個人會感受到喜樂,祝福和對上天的認識。
霎哈嘉瑜伽是無與倫比的,獨一無二和特別的事情,請嘗試去理解並參與其中。你越多地認同自己與上天合一的狀態,你的真我原理會越多地閃耀。根本沒什麼是重要的,除了你自己變成光最重要。那些總是沉迷在無聊事情中的人建議離開這些事情,那些東西不是給他們的。我再告訴你們最後一次,請引起注意並採取明智的行動。
在我們內在,有很多邪惡的傾向,在我們內在也存在很多的負面能量,這些影響我們去做邪惡的事情,在這些負面的影響下做事,就像你自己變成了撒旦。現在,你自己決定是要變成撒旦還是變成上天的力量。現在,如果你希望變成撒旦,那就另當別論,我不是你的導師;但是如果你希望變成上天的力量,那麼我就是你的導師。但是你需要從變成撒旦中拯救你自己
首要的事情需要注意的是,在新月和滿月的晚上,在你的左脈和右脈總是有危險,特別是在這兩天,就是說,新月和滿月的晚上,你要早睡,唱完拜贊,在照片前叩拜,靜坐,班丹後把注意力保持在頂輪去睡覺。那意味著你的注意力是在頂輪你就進入了無意識狀態,那時,在那裡,給自己一個班丹,你就得到救助。在這兩晚期間應該特別注意。新月的晚上,你要特別對錫呂·西瓦靜坐,對錫呂·西瓦靜坐後應該睡覺—那是靈體—完全交托自己給錫呂·西瓦。在滿月的晚上,你要對錫呂·羅摩靜坐,完全把自己交托給錫呂·羅摩保護。Ramchandra這個詞的意思是“創造”。你要完全奉獻你的創造力。因此,在這兩天你要特別照顧好自己。
然而,在農曆的第七和第九天(根據印度的日曆“saptami” 和“navami”),你會獲得我特別的祝福。要記住在這兩天你會獲得我特別的祝福。做些特別的安排,以便你可以在這兩天有妥當的靜坐。
你要在我的蓮足潔淨過的地方集體靜坐(我去過的地方)。不要邀請別人到你家裡集體靜坐,即使跟你的親屬也不要集體靜坐,只在我告訴你可以集體靜坐的地方集體靜坐。你們也應該在我沒走過的地方長久地談論霎哈嘉瑜伽。因為在那些地方,亡靈會通過你說話,你開始自己對抗自己。我這樣說是因為即使現在你還是沒有擺脫亡靈的束縛,你還不知道亡靈何時進入你的存有開始接管你,這就是你要如何保護自己。不管何時你出去,離開家,給自己一個班丹,總是在班丹中。
如果你遇到一個額輪有阻塞的人,給他一個班丹,甚至用你的注意力就可以做到。永遠不要與額輪有阻塞的人爭論,這樣做很愚蠢。你能跟額輪有阻塞的人爭論嗎?誰是亡靈呢?千萬不要跟額輪有阻塞的人爭論,“永遠不要”。不管他說什麼都只是贊同,持續地說是的,是的,你是對的。因為不管何時我們遇到頭腦有問題的人,我們只是說:是的,是的,不管你說什麼都是對的。千萬不要與額輪有阻塞的人爭論,你也不應該與喉輪有阻塞的人爭論,千萬不要走近一個頂輪有阻塞的人!
不要聯繫頂輪有阻塞的人。告訴他首先要提升他的頂輪,你不應該有任何猶豫去告訴他,“你頂輪有阻塞,糾正它。” 頂輪要保持潔淨,如果任何人頂輪開始阻塞,那麼他要立即尋求霎哈嘉瑜伽士的幫助,“做點什麼,潔淨我的頂輪”。如果有頂輪阻塞的人跟你說話,你應該告訴他,“你是我的敵人”。只要他頂輪有阻塞,永遠不要跟他說話。
如果一個人心輪有阻塞,你要盡可能地幫助這個人。在他的心輪班丹,把你的手放在你的心輪帶他來到錫呂·瑪塔吉的照片前。一個人必須要照顧心輪,可能有時候,一個人會有心輪的問題,你應該幫助別人清潔心輪,但是很多人沒有心!他們是非常乾巴巴的個性,你對這樣乾巴巴的人無計可施,即使你想幫他,所以,你不用管他們。然而,如果他們來找你,讓你幫助,那就建議他們首先離開哈達瑜伽,然後告訴他們脫離生活中不重要的事情。他們應該被要求學習如何去愛別人,如果他們不能愛人類,那麼他們應該至少先愛狗和貓。
愛每一個人,愛孩子。千萬不要侵犯孩子。實際上,一個人永遠不要侵犯任何人,千萬不要傷害任何人。任何人都不要打孩子,任何霎哈嘉瑜伽士都不要用手打孩子,不要用手打別人,千萬不要,不要對任何人發脾氣。尤其是霎哈嘉瑜伽士不應該生氣。不要生氣,霎哈嘉瑜伽士應該機智聰明地改變一切。千萬不要生氣,你必須要禱告,一個霎哈嘉瑜伽士在日常的生活中應該是怎樣的,要去思考這個問題。
我以很多方式告訴過你們。同樣的,我們有的這個‘Anant Jeevan’組織(永恆生命),八個到十個人應該在一起,想想要怎樣做。你們都要為此做出貢獻,並為之服務。那些還沒有給出名字的人,請把名字交給Mr Pradhan,我們將要季度性出版,所有我的信件,資訊,講座都要列印出來,除此之外,如果你有任何經驗分享,也可以分享,這樣可以列印出來。不管你有什麼經驗,來自全印度各地的,有些也可以在這裡列印出來。因此,如果你有任何經驗,可以持續給他們寫信。除此以外,如果你可以寫霎哈嘉瑜伽的文章,請寫出來寄給他們列印。以這樣的方式就會有季刊,上面有些是印度語,有些是馬拉地語,有些是英文,有些是古吉拉特語。所以我們可以開始列印所有這些語言,或者一種語言一種語言列印。在霎哈嘉瑜伽中一切都發生的很慢。為此你一定要做出貢獻,訂閱季刊並從中受益。如果你有任何疑問,可以提出來,我會一起回答所有問題。我們先以季刊開始,然後再月刊,然後週刊,最後日刊,但是現在要從季刊開始。
如果你有問題,任何問題,請以我的名義給Mr. Pradhan寫一封信。不要給我寫很多信,因為我沒有時間。之後,不要說母親給他寫信了沒給我寫信,不要以這樣愚蠢的方式說話。霎哈嘉瑜伽不是為了這樣的人。你知道你們的母親平等地愛你們所有人。因為某些原因我沒有給一些人寫信。有時她給你寫信有時不寫。有時我寫信給那些根本不在意我寫信給他們的人。現在我不打算介意那些因我不寫信給他們就感覺很不好的人。我對這些人已經足夠關心了,結果是那些邪惡的人一直這樣,而且從未改善,我們一直受擾。
那些我已經耐心地認為他們可以提升的人沒有任何進步,還是保持邪惡,他們沒有轉化一點點,讓我們痛苦。因為我已經決定在迦利瑜伽時期沒有人類會毀滅,我不會折磨任何人。我已經給了他完全的自由,或進地獄,或接近上帝。我已經給予了你們完全的自由。如果有人想進地獄,那麼我會說加快腳步,這樣我就從你那裡擺脫了。這樣的安排我也做了,如果你希望進地獄,那麼我已經為此做了安排,如果你希望來到上帝的蓮足前,也為你做了安排。所以我告訴所有那些折磨我的人,打擾我的人或者令我痛苦的人,我已經付出了足夠的耐心,現在如果任何人麻煩我或者打擾我,那麼我不得不清楚地對這樣的人說,現在我們跟你沒有任何關係,你應該離開霎哈嘉瑜伽。
這些人,離開霎哈嘉瑜伽後顯現了真正的面目,再次來打擾我們,他們的真實面目被暴露。但我要告訴你,你要想想自己的幸福。沒必須跟隨他們進地獄。想想你自己的幸福,沒必須跟任何人爭執。他們跟之前的他們一樣,轉化他們是非常困難的,因為他們是邪惡的。那些好的人,他們剛開始也象這些邪惡的人一樣,但是非常容易被轉化。那些邪惡的人不可能被轉化,我已經明白了這一點。我已經很累了,但這樣的人還是保持他們原來的樣子,你根本不可能轉化他們。我不得不要求你們,不要跟這樣的人有聯繫,逐漸地他們會離開霎哈嘉瑜伽。他們在這裡是因為他們想破壞你已經完成的,你要從這樣的人中救助自己,獲得你的能量。
。。。音訊聽不清楚大概兩分鐘。。。
所以,所有那些認為他們非常聰明的人,如果他們想進地獄,我可以給他們發去往地獄的票,這都在我的控制之下。所有那些希望進入地獄的人可以從我這裡拿票,我願意給票。那些想進天國的人,我也可以發票。票務員可以發任何目的地的票,但是票務員會告訴你,如果你要走這條路線那麼將會脫軌,立即,到了那,你的。。。聽不見聲音。。。將會斷掉,從那裡沒有回程,你不可能從那裡回來,沒有從那裡回來的票。這就是為何我告訴你,但我不會講太多關於地獄的事情,你們都知道地獄。
我已經告訴你們所有關於這個,這樣你們就能保持工具潔淨,要總是保持你的視野在更高的層面,你不要把你的視野保持在低位,而是要提高,你必須要提得更高,千萬不要向下看,你必須要提升得更高,每一步我都與你在一起,每一個地方,任何地方。不管你走到哪裡,在任何地方,我都與你同在,完全在一起,親身與你在一起,以我的靈體和我的語言,完全地與你在一起,這是我對你的承諾。但是那些希望去地獄的人,他們也會被吸下去,這也是被安排的,因此要小心,追求更高的生活。
現在,我要去倫敦了,當我回來時我想看到你們每個人都至少給十個人帶了自覺。給他們打電話,開放地與他們談霎哈嘉瑜伽,不要感到害羞,告訴他們關於霎哈嘉瑜伽是怎樣的真實,霎哈嘉瑜伽是宗教的真理,這是真實的。聚集人們在一起,不管你在哪裡發現他們都跟他們談。你們每一個人都要帶著照片,每個人都應該把照片給十個家庭。每個人奉獻十張照片是很好的方法。把這些照片送到十個這樣的家庭,在那裡照片會收受到尊重,受到崇拜,霎哈嘉瑜伽可以被接受。
通過這樣的方式我們可以傳播霎哈嘉瑜伽。我們不想有太多公眾資訊,因為不管何時我們公眾宣傳都會有卑劣的人被吸引,好人沒有到來。因此,最好始終為霎哈嘉瑜伽服務,讓你自己值得獲得霎哈嘉瑜伽(靈性上)。願上帝祝福你。我完全的祝福與你同在,我的心,我的精神,我的身體總是致力於你的服務,我甚至一刻都沒有離開過你。不管你何時在任何地方想起我,只是閉上眼睛,那一刻我會帶著所有的力量與你同在,‘Shankh,Chakra, Gada, Padma Garud layee siddhari’(就象主克裡希納騎著他來自Dwarika的神鷹,帶著他所有神聖的武器– Shankh, Chakra, Gada, Padma,當德勞巴底(印度史詩《摩訶婆羅多》中一女子)叫他時—我將立即出現在你面前)即使一會兒我也不會遲到,但你必須是屬於我的。這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你屬於我,那麼我瞬間都不會遲到,我會來到你面前。讓上帝祝福你們所有的人並賜予你們智慧。 […]

克里希納崇拜, Most Dynamic Power of Love Mumbai (India)

克里希納崇拜  印度孟買‧1973年8月28日
 
藉著上天,例如,若你只知道我的頭,是不足夠的;若你只知道我的頸,是不足夠的;若你只知道我的腿,是不足夠的,我越了解自己,就越有活力,越友善健談。所有偉大的,曾經存在的,或所有我們稱的偉人,都是很了不起,因為他們活在很多人類裡。我感到大氣的溫暖,就如你的感覺一樣,因為你知道他們不是外來的人,他們是你的兄弟姊妹。在《往世書》(Puranas古經典),有很多這樣的故事…我不會把它們指出來。有一次,兩兄弟在森林裡相遇,他們以為對方是敵人,因此打起來,但因為他們走得太近,打不到對方,他們就拿出他們的箭,箭卻不聽使喚,他們都有點詫異,互相詢問,說︰「誰是你的母親?」他們發現大家的母親都是同一個人,接著他們知道對方既不是外來的人亦不是敵人,大家原來都是從同一片肌肉纖維創造出來的。
 
知識給予他們何等甜美,何等漂亮,明白全世界每一處都有我們的兄弟姊妹,令我們何等有安全感,這些兄弟姊妹是在他們內在的存在體,在他們的神聖裡,我們是怎樣用愛維繫一起。當我說到愛,人們以為我在令你變弱,因為人們以為愛人的人是弱者。這個世界最有動力的力量是愛,愛是最有衝勁的力量。即使我們在愛中受苦,也是因為我們的力量,而不是軟弱。
例如,在中國,有個老師教導公雞怎樣戰鬥,國王把他的公雞交給老師,請他教公雞戰鬥,一個月後,當國王拿回公雞,他很驚訝他的公雞只是靜默的站著,什麽也沒做,他告訴老師︰「你對公雞做了什麽?牠們完全沒有衝勁,什麽也沒做,牠們怎能戰鬥?將要有場比賽,要展示他們的力量,我們該怎麽辦?」老師說︰「你把牠們拿回去。」國王拿走兩隻公雞,把牠們放進競技場,其他公雞也進場作戰。這兩隻公雞只站著,其他公雞卻開始擺弄姿態,折磨其他公雞,牠們卻只站著,看著對手,其他公雞對牠們的行為都很詫異,認為牠們是很有力量,因此全都逃跑了。
 
我說的愛 — 上天的愛 — 不謹令你強壯,還令你很有活力,這是我們能想到最偉大,最光輝的力量。當粗糙圍繞著愛,愛才會迷失在粗糙裡。它看來軟弱,像受捆綁,一旦它得到釋放,愛的活力能超越全世界邪惡的力量。
 
當人得到自覺,他們自動抛掉自我 — 我是說很大程度。因為,你只說生命能量在流通,不說是你給他們的。抛掉自我,有時你會感到不管你想要什麽,都會得到,你最好不要談及它,若有任何反對聲音,躲開它,遠離它,我不想面對任何負面的反對聲音,不管是言語上或其他…即使用邪惡的方法。我們跑離後想︰「天啊!我們怎樣面對它?」相反,負面的人,懷有恨意的人變得令人厭倦。即是說那人在別人面前吹噓,以為自己超越任何人,他能愚弄全世界。他擔起責任,建立大靜室或很大的地方,在哪裡,與他的無明安頓下來,向人傳播他的知識 — 所謂的知識。透過他的方法,人們留下印象,俯伏在他的腳下。
而有自覺的人則很疑惑的安坐家中︰「這些蠢人在做什麽?」現在不是有自覺的人坐下,感到詫異或恥笑未有自覺的人的愚昧的時候,甚至不要只憐憫他們,而是要走出來,拿著愛的寶劍走出來,戰勝全世界,這是最需要,最需要做的事情。若要拯救天地萬物,你就千萬不要只是保持沈默。所有對愛錯誤虛假的想法,都必須放棄。我們要知道,這是份充滿活力的力量,它不會容許你舒舒服服的安坐著,享受和平和極樂,而世界其他地方卻不享受,仍被玩弄在邪惡的天才手上,這些邪惡的人來到世界,只為毀滅,把撤旦的國度帶到地球。
 
現在,人們要受苦的日子已經過去,基督已經為我們受苦,當然,基督從不感到受苦,因為他從不受苦,從不哭泣。祂就像那些公雞,很有力量。今天是要點光你對你內在力量的理解。膚淺表面的人要擔憂他們不安全,他們的問題,他們的組織 — 但不是有自覺的人。我曾多次告訴你,今天他也說你要知道,當你有自覺,就永不孤單。很多人已經有自覺,在你出生前,已經存在的人,他們每時每刻都渴望幫助你。在我們的經典(shastras)裡,稱他們為Chiranjivas(即永恆的存在體),你知道他們,他們是Niranjanas,就如祂提到巴爾伐瓦(Bhairava) 和哈奴曼(Hanumana),所有這些人都存在,等著你的呼喚。
 
有一次我們到市場裡,出了點問題,有人與我同行 — 一個門徒 — 他與我一起。我只是想看看他的反應,他想與某個想告訴他一些事的人爭辯,他因此告訴我︰「瑪塔吉,我們現在走吧。」當我們走出店舖,我說︰「你想怎麽樣?」他說︰「我已經告訴哈奴曼要照顧這方面。」工作已經做了,這是粗糙層面,事情發生了。一旦他們做不到,你可以把事情交給祂們任何一位,祂們肯定會好好處理。因為是你站在台上,不是祂們,祂們只是背景人物。你要開口說話,不然若祂們開始想,人們會怎樣說?各方面祂們都會幫助你,但你對自己的安全有多堅持?對自己的財產有多堅持?對自己的理解有多堅持?一場了不起的戰爭在持續,你仍未意識到,你們一些人,一些人肯定意識到,因為他們有作戰的經驗,這是一場大戰。特別是現在十個惡魔降世。你仍然是那麽虛弱 —  仍是小孩子,毫無疑問,因為你只得了自覺數天。但若你想,你會成長得很快,可以長成巨人,你們全部人都能成長。唯一是你要決定,你必須成長,有很多事情,只有你成長了才會發現。我可以給你食物,成長的卻是你。無論在任何地方,當你看到負面力量,你要站起來說︰「這只是負面力量,不管你喜不喜歡。」因此,你愛這個人,你沒有恨。只說甜美的話不是愛,不是,有時母親甚至會責罵孩子,這樣做不是說她不愛孩子。若有需要,你要告訴人這是負面力量。當然,若是有自覺的人而他又不介意任何糾正 — 因為他想得到糾正,他知道要得到改正,工具要得到改正。若他不明白,你要把你的愛強加在這個人身上,你要強加這份愛 — 你知道的 — 坐在這裡。很多人把愛加在某些行為不檢的人身上 — 他們因此有很了不起的成就。那些人已經回頭,回來了。只有把你的手,你的注意力放在這個人身上,手像這樣移動,愛圍繞,那麽這個人就會回來。毫無疑問有負面力量和正面力量,沒有兩者之間,你要記著。兩者沒有妥協,不是光明就是黑暗,不是正面就是負面 — 兩者肯定在爭戰。唯一你會 — 這是整個玩笑(聽不清楚)…麻煩之處。你的意願會受到尊重,你的意願由始至終都受到尊重,你想成為愛的巨人的意願,你能做到。
 
前幾天我遇到一個精神科醫生,他的超我阻塞得很厲害。我說︰「你怎麽了?」他說︰「我在孩提時沒有得到太多愛。」我說︰「現在,我在這裡,你坐在我大腿上,拿點愛。」他說︰「母親,我想讓我的愛流通,我想完全開放自己,無畏無懼。」我說︰「就開始吧,不用擔心別人會誤解你,別人會說什麽,他們說什麽完全不重要。就愛而言,只有愛才有滿足感,你愛另一個人。」我說︰「只要讓你的愛流通,你就感到事情在成就,只要決定我要愛人,一旦你作出這個決定,整個天堂,整個天堂的力量會俯伏在你腳下,相信我。」若你看看別的例子,我是普通的家庭主婦,有些人常常說︰「瑪塔吉,你怎能這樣?」為何不能?我就如你,就如你有同樣的問題,但我知道,我只是上天愛的化身,我不能沒有愛而存在,我生命的每一刻,我都讓愛流通,我思維每一個波浪都傳送著愛,這令我極之強大。」
 
若你閱讀…我曾閱讀女神經典(Devi Mahatmya),這本書提及一個面對太初之母、上天的母親的惡魔,他取笑她︰「你這個女人,你能對我怎樣?你只是女人,你能對我怎樣?」她向他微笑,說︰「好吧,來吧,等著瞧。」只作出一擊,她就割斷了他的咽喉。這很清楚的顯示正面能割斷負面的咽喉,這樣做是沒有暴力(hinsa)。你要記著兩者的分別。若負面力量是切割而正面力量卻是帶出,這就是你對某人做了最了不起的非暴力(ahinsa)。你曾經看到負面對人做了什麽,你現在已經知道什麽是負面,你也曾見過人們怎樣受亡靈之苦。在這裡,他們也渴求像你一樣被愛。你會很驚訝,若你真的愛他們,他們會來告訴我︰「母親,請你救贖我。」他們只會為此來找我,有時會與你們一起來,我要救贖他們,若我答應給他們重生,但有些惡魔,就如前幾天我告訴你,鬥爭期(Kaliyuga)已經建好美麗的舞台,一齣奇妙的戲劇快要上演 — 戲中拉伐那(Ravana)要愛上悉旦,作為母親;金沙(Kansa)要俯伏在羅陀的腳下,或許你不知道克里希納要殺掉金沙,那時候,他是祂的叔叔。祂有種感覺,祂母親的感覺 — 不管如何,他是我的弟弟,所以祂請羅陀幫忙,羅陀就殺掉他 — 那時候,羅陀愛全世界,她是愛的化身,她殺掉金沙,因為那是必須發生的。
 
當神把你玩弄在祂的指掌之間,若祂想殺掉任何人,就必會玩弄到…(聽不清楚)。但首先你要完全在神的手上,只有祂的愛能殺死這個身軀。當唱出力量和勝利之歌,你曾經看到,我所有的輪穴 — 它們是怎樣開始運作,怎樣散發生命能量,因為這些勝利日子的力量仍在徘徊著,它要透過你才能辦事,但你可憐的工具卻移動得很慢。當愛要管治的時候,Satyayuga,真理期,若真理期要來臨,就要透過你的努力。在霎哈嘉瑜伽之前,沒有任何努力,但現在,你們所有的努力都是神聖的,不管你做什麽,不管你啟動什麽交感神經系統,你也必須透過副交感神經系統才能做到 — 你什麽也沒做。但你卻能靜觀,你是被揀選的,不然為何只有你得到自覺?只有你能走得那麽前?你們一些人只數天前才有自覺,就已經走得很遠,為什麽?因為你是被揀選的,你要擔起成為上天的愛,上天充滿活力的力量的管道這份責任,你要轉化這些國家,轉化這些分歧所創造出來恨的觀念,這有時看來 — 怎樣?怎會這樣?現在,那些在果古(Gokul,印度地方名) 的日子已經過去,我曾回想那時候,那時候,克里希納常常吹奏笛子,祂在眾牧女身上試驗霎哈嘉瑜伽。
 
噢!我們嘗試,嘗試,又嘗試,在不同的生命裡,都沒有什麽成就。但現在它卻像擦出的火花,連鎖反應開始。我們要有很強的機器去盛載它,不然導火線會斷。只有你的注意力才能感受到你的力量,這是你唯一要做的事情 — 去感覺你的注意力,放棄所有虛假謬誤。所有都是虛假的 — 你看看自己的內在,就會知道什麽是虛假,你只要放下它,接受真理,真理自會給你力量成為真正的工具,盛載這管道,這愛的力量。這並不代表你要自我中心 — 即使你想自我中心也不能。即使你想找人麻煩,也不能傷害人。你們很多人已經表示︰「瑪塔吉,請你把它給予每一個人。」我則不能把它給任何人,必須給予尋道的男人,也必須給予前世很多次生命都在追尋的女人。
 
你要知道,不管你取得什麽,這是你的權利。因此,這個人看來是普通人,但他不是,他是偉大的聖人,他們全是偉大的聖人坐在這裡。完整的上天的中心,神聖的核心在流動。唯一的是要讓它從你那裡流出。這是神的力量,不是你的責任去擔憂它做好事或壞事。即使你認為,依據這個世界的道德標準,它或許做了一些壞事,但最終它都會妥當。為何要殺死Jarasandha(印度國王)?為何要殺死金沙?為何要殺死拉伐那?當然,我知道殺戮幫不上什麽忙,因為,所有被殺的人再次回到他們原來的座位,但仍要,你不是要與這些可怕的人作戰,你只要與自己作戰,只要靜觀自己,你在那裡?在做什麽?你是否在上天或仍在粗糙膚淺的層面?每時每刻都要想著這些。當你入靜,每刻都要只想著這一刻,這一刻的活力,每刻都要感受這份完整的力量,每刻都要深入內在,它會流通於你頂輪的內在存在體,完全在你整個存在體內旋轉,把內在轉化成生命能量的力量(Chaitanya Shakti),完全上天的力量。請容許它進來,接受它,無畏無懼的接受它,請它進來,每一刻,每一刻都要保持清醒,我們是處於很危險的時刻。你能清楚的看到我只有一雙手,雖然某某先生…說我是萬能的,我什麽都能做到,但並不是說我能令你也做到,你會一直都受到尊重。除一事外,一切都受到照顧 — 你要是完美的機器,完美的管道,能讓我演奏愛的樂章的完美笛子,是你要清空你的七個孔,是你要令自己空虛,令自己圓滿。祂知道自己的任務,祂是藝術家,你卻是工具,來自很多靈的和諧樂章能充滿邪惡的人的耳朵,滲入他們的心,給他們愛,或許他們因此放棄邪惡,俯伏在愛的蓮足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