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IAS官員的建議 Mumbai (India)

對IAS官員的建議
孟買
2000年3月11日
我向所有真理求道者敬禮。讓我為大家談論這個話題,是非常有趣的 ,因為我一直很擔心IAS,IPS和其他政府公務員。擔心是因為我知道我丈夫領導的那種生活。而我曾經想過:如果這些新人,他們來到這裡為政府服務,我們必須告訴他們前面的危險。因為我們不知道我們內裡的精微系統是什麼,如何操作。
當我們引入這種非常迅速密集的生活,在精微系統中,它就會出現毛病。在圖表中你可以看到它有一個的毛病。他們展示了,他們展示了一個微妙的系統。這裡在視交叉中心有一個交匯點。這個中心很重要,因我們以和這個作出反應。我們對一切都有反應,但這些反應,會產生出我們內在的問題。這種反應因為我們不懂得如何超越思維而來到我們。每當我們看到某些東西時,我們都會做出反應。我們看一些人,我們做出反應。但我們不能只是看著。我們不能只是靜觀。如果我們可以作旁觀者,它將不會對我們產生任何影響。但我們不能夠。當這個中心非常活躍時,就會變成問題。兩個是神經的交匯點,我們稱之為額輪Agnya。在交匯點,位於中心。
甚至榮格也曾說過,「你必須超越自己的思維,而必須達到無思慮的醒覺」。也有記載到即使我們在頂輪,「你必須無思慮醒覺」沒有思維,「另一個是無疑惑的醒覺」甚至愛因斯坦都說過,「你必須超越頭腦才能達到扭力場。」他這樣說。當他在尋找他的相對論時,他遇到難處。他找不到。他很累。他走進他的花園,像孩子一樣玩肥皂泡。然後他說,「突然間相對論就出現了。」他把它稱為扭力場區,這個扭力場我們必須觸摸而不是自己,一直在思考和反應。因為我們應該看到發生了什麼。
會發生什麼是我們在自主神經系統上的運動走向右側。右脈,是很好的,使人看起來非常令人印象深刻。他可以壓迫其他人。他可以很有攻擊性。他可以非常系統化。所有這些都可以存在,但它有反作用。反作用很可怕,因為這個右傾會影響我們的肝臟。現在肝臟被稱為「Liver」,因為活著(live),我們 靠肝臟活著。這就是它被稱為「肝臟(liver)」的原因。肝臟受到影響,在醫學上並沒治療法實際用於肝臟。他們可以用豬或類似的肝臟代替它。但除此之外,並無他法。但我們卻製造巨大的熱來破壞自己的肝臟。肝臟有特殊的功能,可吸收並排出血液中的熱,然後你看到,它肝臟得到緩解。但是當太多時,當肝臟充滿了太多的熱量,它就無法排出熱。然後這個熱開始向上游。它可以去右邊肺部。它可以走向心臟。
現在想像一下,右肺代表著哮喘。簡單的事就是哮喘。然後它走向心臟。例如一個年輕的男孩,到21歲左右,在哪個年紀。他打板球、打網球同時又喝很多酒。之後他會患上大型的心臟病。這是致命的。他不能活下去。如果所說,之後它影響其他器官。這熱會傳到胰腺,引起非常嚴重的糖尿病,不是溫和性的,而非常嚴重的。然後這熱會傳到脾臟。在脾臟,它會使你患上血癌。我告訴你,這對所有右傾的人都可能發生的。這就是為什麼我那麼擔心我國的要員。他們是我國的支柱。他們不應因過多的緊張和壓力而失去生命。之後熱進入腎臟。它會使腎臟凝結,導致腎臟問題。尿液不能通過,那你會有很多問題。除此之外,它會進入大腸,你會得到嚴重的便秘和所有
便秘的問題。然後到了晚年,心臟也隨之而來。它繼續影響。最終在你年輕時,心臟就已不行了。我知道,最近有兩個人死於心臟病,他們都有很好的職位。我非常擔心如何讓他們更瞭解自己,知道他們自己的問題是什麼,以及如何解決。以此就會明白,我們對事物的反應,在反作用力下我們體內部便產生熱。除此之外,其他的心身疾病,我只說了關於身體的,而心理疾病是來自左脈你的心理精神問題。當然,我不會現在處理這個問題。然而,如果你從右傾轉向左傾,你肯定會得到一些醫學沒法治癒的身心失調病證,如各樣不同的癌症,疼痛等。所以為此你要讓身體作好準備。
現代生活充滿競爭及速度。當我們正在前來的時候發生交通擠塞。你會無能為力。我很靜地看著想,「現在塞車,必會遲到,但無關緊要。」而我丈夫通常會非常焦躁。他會一直看著手錶。原本應該「我們在哪裡?我們在做什麼?」這樣那樣。但是他卻靜觀整個事情,我很驚訝,因為通常他會因為遲到了一個約會而緊張。現在你看,一旦擺脫了這個問題,生活便變得從容。
有一天,我遇到了一位男仕被調動。他說「總是要這樣!」他是國際會計準則官員,「母親,每當我被調動,我就會緊張。這種緊張,壓力在我心中,喋喋不休。之後會發生什麼?孩子們該去哪兒?房子會怎麼樣?這樣那樣,所有問題都會發生在我身上。但是我和妻子發生了什麼事,我們現在都沒有感覺了。我們沒有感覺。我們並不擔心。我們睡得很好。我說,「這事本應如此發生。所有這些都不應該影響你。」這只有能突破我們想像出來的思維才可能發生。我應該說,「思維」 可能用詞不當,因為並不是指精神上的。它是,如果它只是思維意指那想像出來的,那對他們來說整個精神病院都是瘋子。我不知道英語是如何操作,你很難清楚理解。以英語來解釋霎哈嘉瑜伽是很困難,因為在英語中你會驚訝他們所稱謂的「靈 (spirit)」。「Spirit」是Atma(靈) ,依他們來說「Spirit」 可以是「亡靈」第三解釋,是指「酒精」。我真不知道那個意思會比較接近,但這就是我說英語會辭不達意的意思。
馬拉地語最好,因為馬哈拉施特拉邦人已完整了很多昆達裡尼(Kundalini)的工作。通過冥想作修行的人仕(Nath Panthis)在那裡。他們做了很多工作。但傳統是,一個人只會向一個人開啟自覺。如果我做了你認為值得一提的事情,那就是我試圖找到一種給予集體實現自覺的方式,集體地發生。這就是我卑微的貢獻,並且我使成千上萬的人得到他們的自覺。現在什麼是自覺?如果你觀察脊柱的底部,會看到一個稱為「 薦骨」的三角骨。它被稱為’Sacrum’,因為它是一個神聖的骨頭,這希臘人已知道,那是一個神聖的骨頭。根據我們的聖典以及許多其他預言,有一個力量存在於我們之內,屬於自己的力量,那力量叫做昆達裡尼。被稱為’Kundalini’,因為它呈三圈半捲曲。捲曲稱為’kundal’,這就是稱為昆達利尼(Kundalini)的原因。現在,這個力量是你自己的。它存在於每個人身上,如果它被喚醒,它會穿過六個中心再穿過頭頂-我們梵文稱之為Brahmarandhra,英語稱為fontanel(腦囟)。它穿過童年時代的還是軟骨的位置,你便開始感受到微微涼風從你的頭頂冒出來,然後涼風來到你的指尖。它是這樣發生。這是無論你付出任何代價都不能交換到的體驗。你不能。我可能會繼續告訴你很多這樣那樣的故事,那不能成就。它必會發生。昆達利尼必須上升,然後穿過腦囟,否則,這是沒有作用的。這只是文字,一些說教或類似的東西。在Kaliyuga迦利(紛亂)時期這是非常容易發生。或許是因為紛亂期人厭倦了正在發生的事情,所以各種各樣的成就都發生得非常明顯。
它做了什麼呢?它通過了六個中心。六個能量中心,意指我們的身體,精神和情感的存有,也是靈性上的存有。因此,當它通過這六個中心時,它會滋養其中,整合所有這些中心,最終它通過這個並進入無所不在的被稱為「Paramchaitanya」神聖之愛的力量。你可稱為「神聖的無所不在的愛的力量」或者任何無所稱謂的,也沒有分別。
我們周圍有一種非常微妙的力量,它照顧著我們,引導著我們,幫助我們就是這扭力場區。當這樣發生的同事,你會變得明白絕對真理,絕對!你知道所有絕對的事,無疑惑,沒有可以被挑戰。例如,它開始流通你的指尖。開始流過指尖,您可以在指尖和各能量中心感受它。這是5,6和7能量中心,5,6和7能量中心。我現在不打算告訴你所有的細節。但當你開始感受到這種完全知覺,商羯羅 (大師)稱之為’spand(輕微震動)’,然後你就會感受到真理,真正的真理。
例如,假設在你的辦公室裡,你遇到一個騙子,衣著得體,說得一口流利英語,談吐儀態也很好。你怎麼把他分辨出來呢?只需將手放在桌子下面,親自看看。你會立刻得到某種灼熱的感覺,或者你可能會感覺到某種感覺,你會稱為,類似被針刺或釘的感覺。你會感到類似的感覺。然後你會從指尖感覺到他那個輪穴被感染。這是對一切事物的絕對知識。不僅僅是知道他是好或壞人,而且還有疾病。假設你有一些疾病,你會從指尖感覺到它。你會在指尖感受到它。你會知道你的疾病,如果你懂如何治癒它,你就可以治癒別人。也因為你成為整體之一你會發展出非常群體的個性。畢竟誰是以外的?我們是合一的。但唯一問題是我們因為無知而分開了。一旦這個問題解決了,很多事情會從我們身上消失。這是我告訴你有關右脈的,但制約也對我們產生很大作用。
在我們的反應中,有兩件事會產生。一個是右脈,另一個是左脈。左脈你看到所有制約。這些制約來自我們的童年,家庭,國家,閱讀,以及各種各樣的事情。但家庭教養也非常重要,因為根據印度古典籍記載,那裡存在六大敵人。我們有六個。這六大敵人是什麼?是Kama,Krodha,Mada,Matsara,Lobha,Moha。
Kama是你所謂的性衝動。Krodha是憤怒。Krishna(克裡希納)有斥責惡行的怒氣。但是,所有右傾的人都脾氣暴躁。他們不想成為這樣,但他們是。當他們發脾氣後他們也感覺不好。並不他們想發脾氣,但他們就是發了出來。現在這個也退掉了。因為你發展出saakshi swaroopa(旁觀見證者之反映),脾氣暴躁會離你而去,憑藉那種見證狀態,你能看到一切。你不會發脾氣。你只會看著它。這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
Mada是妄自尊大。我們有這個。我知道IAS官員和他們的妻子。他們有這種妄自尊大。不是每個人,但他們中的一些人有。我有非常有趣的經歷。就像,有一次我們去德裡(Delhi)到Hatriji,他們在Mina Bagh安排了給了一間屋給我們同時我到勒克瑙(Lucknow)探望另一位與IAS軍官結婚的朋友。那非常自豪的女孩問我,「哦!你住在哪裡?你好嗎?」我說,「我的丈夫是政府人員,他被調到這裡。」「但你住在哪裡?」我說「Mina Bagh」「哦,我的天啊!Mina Bagh!你丈夫是什麼職位?他是文員嗎?他是做什麼的?」我說,「他正在辦點事」,我就像她看著我一樣望著她。「我的丈夫可能是你丈夫的上司」這樣那樣的。我說,「我對這些事情也不知道。對不起,我不認識你提到的人員名單,或什麼的。我沒興趣。」然後我的丈夫來了。然後她說,「看看那個高個子男人。你知道他很重要的人物。他與首相一起的。你去跟他談談,讓你的丈夫提升職位吧。」我回應([笑了]她在做什麼?),我說,「Sudhali,他是我的丈夫。」「嘿!他是你的丈夫?哈…呀!哦,我的天呀!我很抱歉。」我說,「沒關係。」相同經歷。你看,那女仕也成了IAS人員,不是實際上的,作為人妻而我一直跟她們一樣迷失其中。我永遠無法理解作為IAS以及他妻子的意義。它超越了我的範圍。但有一點,在所有這些混亂生活中真正幫助我的是什麼,因為你知道我們的薪水較少,這就是主要的問題,作為民族愛國主義者。
我的父親是一位偉大的愛國者。我媽媽也是。為了這個國家的獨立,他們犧牲了一切。無論如何,我都不能乘坐任何外國航空公司。也許印度航空不好,沒關係。這是我的,我的國家。因此,這我的國家的感覺讓我繼續前進。你看,你變得像一個卡吉爾(Kargil)士兵。你正為你的國家而戰。你為自己的國家工作。我的丈夫進入了印度外交部。我告訴他,「辦不到。我兩不喝酒,當我們獲得自由的時候,我不能在危難中離開我的國家所以,如果你想要你可以去,我不會來。我不想去外交部。」他被削減了工資。那個時候,你知道,300是一個很大的數額。我說,「沒關係,不管什麼,我會留在我的國家。我將在我的國家工作,你在這裡工作,我會一路支持你,我並無他求,我不要什麼,你根本就不會收受賄賂,否則那天我會離開這個。」另外我也說過,「另一件事是我們國家必需發展。」誰來發展?我一直覺得你是我們國家的棟樑。你必需發展這個國家。金錢是什麼?來來去去的。你見過那些有錢的人,他們的孩子去了哪裡?他們發生了什麼事?他們取得了什麼成果?所以我坦率地告訴我,我不會去什麼外交部門,因為外交部算是什麼?我想在我的國家盡一切努力。我做過了很多抗爭,所以你會知道當看到正發生的事,是何等令人失望。但那一天會到來。這個國家將會崛起。如何達到?因為當這情況發生時,當昆達裡尼(Kundalini)升起,人們就會成為自覺的靈,他們會轉化。他們變得極為愛國,非常愛國,他們會理解我們的國家今天所需要的。
他們可以犧牲任何東西。他們可以住在任何地方,他們不會為某種形式而煩惱,你可以稱之為財務方面幫助或其他物質的東西。他們超越了唯物主義。即使在我們國家,成千上萬,也有國外,成千上萬的人。現在霎哈嘉瑜伽正在86個國家工作。他們都很高興,因為有了這個你會得到一種沒有雙重意義的快樂。這不是 快樂 與 不快樂。只有快樂,還有另外一件事,就是心裡平靜。你會變得如此平靜,絕對平靜。你不必擔心任何事。你不必因為看到你所患的疾病而感到緊張。除此之外,還不用擔心各樣的癱瘓症發生在身上。我們在醫院裡有一位很勤力的醫生。我告訴他,「醫生,你的年齡都不輕了。你應該放輕鬆一下。白天你必須休息。沒有必要。你不在辦公室時要休息,或休息下來做別的事情。閱讀或你可以去玩。做點其他事。」他不會聽我,後來他半身不遂,手腳都完全不能動。他甚至不能走路。他無法提起他的腿。現在他沒事,治癒了。但後來我告訴他你因為過於右脈才需接受治療。這非常重要。這是非常簡單的治療,可以很容易做到。例如,你可以在肝臟上放一個冰墊。你可以放一個冰墊在這裡,因為這個部分。這樣的行徑使這個部分變熱了。所以你把冰放在這裡,你放冰。這敷冰方法可幫你許多。也有些其他非常簡單的家常療法,你可以採取。但我會要求你們所有人來到我們的中心。
和旁邊的人對話:[Bhaaratiya?Wahan hai na?Bharatiya,usmein hai ki nahi?]她去了哪裡?
有人回答,「Bhaaratiya Vidya Peeth。」
錫呂.瑪塔吉女仕:如果你住在這個地區,你們都可以來這裡。在每個地區,我們都有中心。所以你們都可以虛心地到那個中心。
你知道,在霎哈嘉瑜伽中,沒有什麼職位階級之分。我們必須謙卑下來。妄自尊大是無用處的。我們要謙卑下來。當我們謙卑下來時,它會非常容易達到及融入自己。否則,它還會是什麼?生命是什麼?如果不能享受。沒有經歷過,那你在做什麼。我知道你安排了很多工作,我理解。我知道你們何等努力工作。但要擺脫,要超越所有緊張和壓力,你必須冥想5分鐘,他們會告訴你如何做。晚上五分鐘便會幫助你。所以,就像你早上洗澡一樣,以昆達裡尼為自己淋浴。她是你的母親。多年來她一直是你的母親,她記錄了你自己的一切。這是你精微的一面,當你想得到自覺,她就渴望被喚醒。她非常渴望,它奇跡地成就了。我很驚訝人們是如何在很短的時間內獲得自覺。對他們來說唯一問題就是,它像一個報春花,或者你可以稱之為’ankuraa’ (掛鉤),它生長但它不會成為一棵樹。所以,你必須一點點地靜坐。你必須在集體內並努力。在集體中,你會忘記一切,你的一切職位。我認識IAS官員和村民一起跳舞,一起唱歌,他們非常喜歡。他們說,「這些我們都知道,但從不想表達出來。」所有這一切都放下了。所有這些外在的束縛都消失了,你就會與集體合一。你知道他們的問題。你知道如把它們解決,這非常好。我認為這是唯一一個必須達到的,沒有別的。如果你達成了這目標,那麼便算你已經取得最後成績。你可以以這個幫助別人。您可以給其他人自覺。你可以拯救他們的生命。我的意思是,你所有的力量都會發揮作用。在這些可怕的鬥爭和各種各樣事情,暴力發生的日子裡非常需要霎哈嘉瑜伽。而且你會感到驚訝,人們得到它是一個恩典。
在土耳其,我們有大約兩千人是得到了自覺的靈。沒有人失去生命或任何事物,甚或他們的房子,他們只有一點點動搖,我會這樣說,但從未跌倒過。整個奧裡薩邦(Orissa),也如此發生。在許多地方都發生,人們剛剛和那些蒙神恩典的人一同得救。我們必會成為那樣。生命裡不能沒有它。這是相當精微的。它很精微,而有時我們必須變得精微的。現在的情況是,我們發現了很多患病的人他們都是右脈得很厲害。整體是右傾的。它絕對可以治癒,絕對在你的控制之下,你亦可以治癒別人。這是我們在這個可怕的混亂期(Kaliyuga)中所擁有的祝福。他們說,這是最糟糕最壞的時候,你看到發生什麼事。但與此同時,霎哈嘉瑜伽的蓮花才出現。
你不需要付費。這是你應該知道的事。任何有人向你要錢,他都不神聖。根本不用付錢。當你成長,成就,當你給別人自覺,那麼你會感到驚訝,你會進入一個新的理解領域,這是無疑惑的醒覺狀態。根據印度聖哲帕坦伽利(Patanjali),它被稱為’Nirvikalpa Samadhi'(無疑惑 三摩地)境界。
現在我們學習英語,我們不會多閱讀印度經典和事情。而那些有閱讀經典的,又會拜偶像,這個那個的,我的意思是他們是宗教狂熱人士,浪費他們的生命。另一邊是buddhivaadis你稱之為知識分子,你看。他們更糟糕,因為他們以為已經閱讀了所有知識。他們已知道一切。現在告訴他們什麼?這事情太簡單,他們不想接受。你不能告訴他們,「直接說吧。」你須以另一種方式獲得它。所以也要瞭解,我們其實還不很瞭解自己。我們必須瞭解自己,而以我所知,為了這樣喚醒昆達裡尼是唯一的方式。我希望你們都會考慮一下,然後我們的中心來獲取自覺。我們有很多中心。你不需要付錢,什麼也不需要,但你要輕鬆的來到。只有在得到視覺後才能放鬆,而不是在此之前。你會驚訝於你會停止衰老。我沒有年老問題。我丈夫也沒有年老問題。我們沒有想及它。這結束了。現在,必會死亡的都將會死去。但在那之前,我們並不擔心。你做的每件事都會有特別神聖的光芒。
我衷心祝福你們,能在你的內在發展這精微的事,同時瞭解那從未瞭解過的自己。你必須瞭解自己。你不需反省,坐下來批判自己或感到內疚。一點都不要。所有該發生都會發生,你會對自己感到驚訝,所有的壞習慣也會自己改掉。
在倫敦 一夜之間,有十二個吸毒成癮的男孩。他們一夜之間戒掉了。我沒叫他們要這樣做。我從不告訴別人,「不要這,不要那。」我從來不會這樣說。但當昆達裡尼上升了,你內心的光,心靈的亮光會給你指引。它會告訴你有什麼對你有害處。你有權拒絕那些對你有害的東西。我知道這有困難。我知道有問題,但你永遠不會察覺它們。比喻你坐在船上,你不會困擾於海有多深。這個就像。你超越所有這些東西,你看見並幫助別人。除此之外,它還可以幫助你的工作,非常有助於你的工作。由於扭力場,你很瞭解你的工作。我的丈夫說:「你怎麼有這個主意?」我說,「我就是知道。好吧!這就是這個想法,我明白了。」現在他有時會驚訝於我如何管理事物。我處理得好嗎?我沒有秘書處。我沒有秘書。我沒有私人助理,沒有。我們在86個國家開展工作。之所以能成功,是因為這神聖的力量是如此有幫助及如此有善。
所以一次再一次,祝你幸運。請來我們的中心。我希望他們能給你地址以及相關資料和你,你可以週六或週日來到,或隨你什麼時候想得到你的自覺。
願神祝福你!
有人說,「錫呂.瑪塔吉女仕(Shri Mataji),他們請求,如果你可以在這裡給他們自我覺嗎?」 […]

摩訶拉希什米崇拜 Vashi Health Centre, Mumbai (India)

摩訶拉希什米崇拜

印度孟買‧1996 年 12 月 21 日

很抱歉我要說馬拉地語,因為我要告訴他們一些我不想你們知道的事 情。

今天是個了不起的日子,我這樣說是因為我要告訴你一件偉大的事情, 就是格尼殊哇(Gyaneshwara),馬拉地語稱祂為 Dyaneshwara,祂是卡提
凱 亞 的 降 世 。 處 女 莎 娃 斯 娃 蒂 把 祂 當 作 自 己 的 兒 子 來 照 顧 , 祂 是
Ganapati(格涅沙)的兄弟,她照顧祂,也有一些描述祂是如何出生,都 是很有趣的。

但在這裡,這個地方,馬哈拉斯特拉邦,祂降生為人。也有很多非常非 常偉大的聖人在馬哈拉斯特拉邦出生。那些可怕的人卻折磨他們,我告 訴你,比基督教審判異教徒的法庭要差勁,也比任何地方的宗教法庭還 要差勁。他們受到襲擊,但這些偉人卻再次在這個偉大的國家 — 馬哈 拉斯特拉邦 — 出生。

他們都很有天賦,文筆很好,很能運用豐富的語文來書寫,你能看到格 尼殊哇怎樣漂亮地描述有自覺的靈。祂說︰「月亮沒有追逐月光,太陽 沒有追逐陽光,因此,有自覺的靈毫不介意自己的榮光,太陽一直照耀 大地,接著它收回陽光,光線做它要做的工作,太陽只是在靜觀,靜觀
光 線 在 工 作 , 然 後 太 陽 把 光 線 收 回 , 把 它 完 全 包 含 在 自 己 之 內 。 」 Samhau(即包含在自己之內),完全包含在自己之內。

若你有自覺的體驗,祂描述有自覺的靈是那麽漂亮。Namadeva 則出生比

格尼殊哇遲得多,即使只是 Gyanesha (聖人格尼殊哇的簡稱)的一小部分, 若你能經歷,你便擁有。我希望你們都能閱讀 Amritanubhava
的英文版,
試試明白祂怎樣描述有自覺的靈,你會發覺,你的內在發生著同樣的事
情,你是與眾不同,你會很驚嘆有這種對你的「真我」的漂亮描述。

我在說馬哈拉斯特拉邦人,他們極之有天份,看看他們的音樂,沒有人
能勝過他們;看看他們的戲劇,沒有人能勝過他們;看看他們的電影,
在馬哈拉斯特拉邦,只製作了不起的電影。另一個地方是孟加拉(Bengal),
這個地方,我要說,雖然是不同的地方卻是在同一層次,有天份的人在 那裡,這都顯示神特別祝福照顧這兩個地方。馬哈拉斯特拉邦人應昇進
得很高,但他們卻不停的投訴,說別人壞話,做著一些低層次的事情,
我很驚訝,我希望你們沒有受他們影響,還有是愛挑剔的北印度人,他 們都不是好傢伙。

我很驚訝你們怎樣在這個充滿各種寄生蟲的國家(印度)調節自己,因為 你們擁有生命能量,能感受生命能量。能看到你們在這裡是很了不起的,
我在告訴他們(印度人)要體諒你們,我真的對老遠來到這裡的人感到很 自豪。在這個崇拜,我想著很多在這裡出生偉大的聖人,偉大的導師, 當然還有格尼殊哇,我要說,祂是所有進化很高的靈的王,這是毋庸置
疑。

我們會在 12 月 24 日作崇拜,因為那天是達陀陀哩耶(Dattatreya)的壽辰, 在 24 號的晚上作崇拜。不管如何,是聖誔前夕,我們以此作為開始,達 陀陀哩耶也降生在馬哈拉斯特拉邦,馬哈拉斯特拉人認識達陀陀哩耶, 他們也明白 Nath Panthis。這些 Nathas 走遍四周,他們走到基輔(烏克蘭 首都),甚至走到玻利維亞,他們都是來自馬哈拉斯特拉邦,來自 Rahuri,

你能想像嗎?他們是那麽偉大,我就是期望這種事情能在馬哈拉斯特拉

邦發生。我可以肯定,總有一天,我會滿意他們所有人,不謹只滿意少
數人。

有一些很偉大的馬哈拉斯特拉邦人,毫無疑問,但他們全部人都要一起, 因為我是綜合整體的說,不是個別分開的說。我希望他們能明白我內在
的感覺,不然我只能揀選好的鑽石,抛掉有瑕疵的鑽石,有什麽用呢? 你們全都有能力達致任何高度,他們或許屬於任何種姓,任何社區,都 不要緊,他們都是出生在這個偉大的國家  […]

濕婆神崇拜後的講話 Mumbai (India)

濕婆神崇拜後的講話

1987年2月26及27日

我一開始便知道霎哈嘉瑜伽,我生下來便有這種獨一無二的知識。要向人類宣示這種知識是很困難的,但我希望找到方法。

首先我要打開第七個輪穴,在1970年5月5日,我終於把它打開了。這可說是一個秘密,在此之前宇宙的生命能量(Brahma Chaitanya)在潛伏(A-Vyakta)的狀態,沒有顯現出來。就算有些人能達到自覺,連接到這宇宙的生命能量,但都像點滴消失在汪洋之中,我們叫它Niraka Ka Guna。

因此沒有誰能夠告訴世人這最後境界的知識。那些從那宇宙能量的海洋中出來的降世神祇,已經很努力的找他們能找到的最好的門徒,無論這些人怎樣少,然後教導他們此整體大有的知識。但由於那時宇宙能量不在活躍的狀態,那些降世神祇最後都回到海洋那裡去。

就像格涅殊哇(Gyanashwara),他很年輕便進入涅槃。人們說他不能用言語來傳道,那是要去經驗,因此很少人願意去嘗試,那時沒有人可以在指掌上或感覺上體認這種經驗,甚至在思維層面去了解都做不到。這是個大問題,那些降世神祇所能做的只是預備好了基礎。

現在我來到世上,我是那宇宙大有的整體能量的降世。現在那能量之海已變了一片祥雲(Saakar),具有了形狀。那些過去曾經降世的神祇都是這整體的一個部分,現在以全體的面貌來臨了。天上的祥雲降下了雨,這雨水能滋潤世人的頭腦,他們會慢慢進步,直至他們的靈量能夠昇起。現在他們都得到了自覺,在指掌上感應到一切。這是過去沒有人能夠清楚說明生命能量的原因,他們只能夠談論 Chaitaya Lahiri,因為那時宇宙能量還不在活躍的形相,只是一種狀態(State)。在這種狀態中,沒有任何形相,只有喜樂,進入這個狀態便可以超越試探,超越憤怒,我們都知道有這些人。但他們是怎樣達到這個狀態的呢?那個宇宙的整體能量是甚麼呢?他們都不能顯示它整體(Pratyaksha)的形相。他們只能多方設譬,或說一些寓言故事。

這是我要完成的,便是把宇宙能量的整體形相從能量之海洋中帶出來。現在你們都不溶化到能量的海洋去,我把這個大海變成大雲朵(Matka),而你們則變成小的雲朵(Matka)。換言之,我把你們變成我身體中的細胞,養育你們、照顧你們、清潔你們,讓事情順利發生。但由於我是摩訶摩耶(Mahamaya),我要很緩慢的工作,在適當的時刻,適當的階段,事情才會發生。

那宇宙的整體能量便是太初母性力量(Adi-Shakti),而最高的主濕婆大神(Sada-Shiva)則在我的心中。但由於我成為人的樣子,你們很難發現出來。你去告訴那些現代人,他們是不懂的,只有霎哈嘉瑜伽的修習者能聽得懂。要承受這個真理是困難的,現在你叫這些人去承受很多錢他們都會覺得困難,更遑論叫他們承認自己的位置。他們的根基完全動搖,因此叫他們承認所有降世神祇都在我之中,那是難乎其難的。

有一天,我到奧蘭加巴德(Aurangabad)去,有個小孩子說,他曾經在書本上讀過,宇宙能量是超越感覺與非感覺的。我說書上說的沒錯,但現在應該拋下書本,只管試試能不能感應到它。那時我便決定將這個知識告訴一小部分人,宣示這種知識的時刻到了。到目前為止,所有宗教都是只佔部分和未曾整合起來的,現在這個整合要來臨了,我現在可以向你們解釋耶穌基督、穆罕默德及其他先知和降世神祇,因為他們都是整體能量的一個部分。

你們不要對科學家說,你們只須說這是個很獨特的方法,雖然有點難以明白,但確實是有效的,事情真的發生在我們身上。你們只要這樣說便夠了。如果你向他們說我,他們會感到震驚。你們至多只能說,這個知識是由錫呂‧瑪塔吉女士教給我們,真的能夠使靈量昇起,但她怎樣能夠做到,我們卻不大了了,可能那是個秘密,但真的作用於我身上。

現在你們明白了嗎?能說明一顆種子為甚麼發芽嗎?我們要做的只是把它放入母親大地。同樣,你們可以說,我一切都交給錫呂‧瑪塔吉女士,我們的靈量便生長了,這是一個活生生的過程,我們親眼看見它發生在我們身上。

過去,沒有人能夠給予他人自覺,也許只有一兩個能這樣做,多數人都是通過潔淨身體的方法來達到自覺的。例如佛陀便是這樣,潔淨了身體,誠意要求衷心禱告,這樣宇宙能量便進入了他,但他跟著便進入那種「狀態」,之後便沒有任何的溝通了。現在這種知識進入了集體之中,因為那個狀態開始展現它自己,所以集體的工作現在便開始了。

譬如你發現了電力,但不公諸於世,世人又怎會知道電力這回事呢?不是以往那些偉大的聖賢不願意去說,而是沒有任何溝通的方法。就好像你跟沒有眼睛的人說話,你怎樣向他顯示呢,怎樣跟他說呢?那時還沒有人好好地處理那種「狀態」。

那些得到自覺的人,他們的自覺輪是打開了,但他們卻消失於其中,整個經驗都是個人的,而不是集體的。現在這一切都終結了,現在都變成是集體的了。到了某個階段,一切都要成為集體的。

即使到了這個階段,人還是陸續的受到考驗。但最後耶穌基督被釘十字架、穆罕默德、那納克(Nanak)和Tukaram等都被害死了。且看他們受到甚麼待遇,他們都來自天國,卻受到這樣的看待。那時事情還不能順利成就。

我知道天國的一切事情,但直至現在我還沒有把這些知識宣示出來,因為世人還未準備好,未能吸收這些知識,我只好慢慢的,一點點的宣示出來。就好像要做一個米團,要煮一段時間。你們都在這批人之中,現在你們這些人的質素,就像過去先知那少數的門徒一樣。就在此時此地,你們都是命定要到我這裡來,但卻是慢慢的、穩定的來。那些來到這偉大的廚師手中的都會預備得很好,至於沒有來的,都會被棄置。這是超越時間的,每個人都要根據他自己的能力去達到,就好像很難說要多久一個人才可以學會騎自行車,要多久一個人才可以成為醫生一樣,有些人很快,有些人很慢。

時間的束縛是人自己做成的,事實上這個身體並沒有時間。時間是由人的習慣造成的,有了習慣,時間的束縛(Kaal)便形成了,如果沒有習慣,便沒有時間。練習霎哈嘉瑜伽以後,你們的許多習慣都沒有了,但這亦需要一點時間。你們要是希望改變那些習慣,就不要找理由把它合理化,你為它找理由,習慣才會存在。你今生之中便得到了自覺,開始失去那些習慣,那麼在此生中,你是有可能達到那個所謂「狀態」的。如果你此生還是半生不熟的,那你便要再回到世上來使自己變得完全。在霎哈嘉瑜伽的過程當中,我還是看見有人走向相反的方向,我感到詫異。我常常都有這樣的經驗,但幸好這些人都離開了霎哈嘉瑜伽。這些事情是有的,但你們不要沮喪,你們要把事情弄好,要盡自己最大的努力。

你們要常常處於中央,不要擔心你的昇進,一旦你在中央,便自然能夠生長,我自然會養育你。每天你們都左搖右擺,在習慣之中,你們便擺向左邊,在事業心當中,你們便擺向右邊。把我放在你們心中,這是一種感覺(Bhav),就像你們左邊可以發展出習慣,你們也要慣於把我放在你們心中。如果你們能夠很易的養成其他習慣,為甚麼不養成這種優美的習慣呢?這只是一種感受上的轉變。所有習慣都是很容易去除的,那只是思維的一種狀態。

一旦你將我放在心中,我便能長駐在你的身體,帶引你到達永恆,但這要看你能利用多少,就好像你在房間中點起蚊香,所有蚊子都會跑掉,因此最重要的是你在心中能容納我多少。

跟著的問題是:如何在心中穩定這種感受?答案是:要常常停住你自己的注意力(Chitta),要常常持守你們的注意力(Chittanirodh)。比如你們到外邊看見很多事情,但卻不要讓注意力隨著事物而轉。這種能力是經練習得來的,要把注意力收攝在內,這便是不執著於物。記著,與外界的聯繫(Samparka)都是通過注意力的,因此要時常看管著你們的注意力,你們可以時常問自己:「我的注意力到那裡去了?」

事實上,我們的注意力是分割的,分為意識與知覺兩部分,如果我們的意識能與知覺合一,那便變成對生命能量的知覺了,這種力量能使我們獲得平衡,使我們處於中央。這時,只要你的注意力跑到錯誤的方向,你便會立即感覺到熱力,這便是那無所不在的能量在你們之內工作,使你們生長的方法。

所有那些習慣(Samskara)都會在腦袋中捲縮,在大腦中形成弧度。當這些弧度打開,大腦便有更多的空間,有更大的吸收能力,這時大腦便能微妙地打開,與上天的聯繫便能建立。

如果你告訴科學家這些知識,他們會感到震驚,就好像在一間醫學研究所,我告訴他們副交感神經系統的知識,他們都無言以對。他們不知道如何解釋 Stiponilan Adenaline 的運作,但我們卻能夠。就好像碳這個元素,你可以從左邊去看它,也可以從右邊去看它,從左邊看你看見是α的形狀;從右邊看則是奧米加Ω的形狀;如果從上邊看,則像一個十字架。這是事實,而他們都驚訝得啞口無言。這就像你們要接受一個假說,即在大腦之上存在一個無所不在的能量,人類的大腦呈棱柱體的形狀,那無所不在的能量可以從所有角度進入,在胚胎形成時,便進入它的腦袋。

跟著發生的是:在棱柱體形的大腦尖端,那無所不在的能量不受阻礙,一直進入脊柱的底部,即三角骨的位置,形成一個三圈半的力量,那便是靈量。在進入的過程中,形成脊柱中間那個「真空的管道」。至於在三角形兩邊進入大腦的能量,則要穿透大腦的灰質和白質,這過程受物理學上的反射定律所控制,生命能量從右邊反射到左邊,左邊反射到右邊,這叫棱柱體的反射效應,此現象存在於人腦之中,在動物界則是很少的。

在反射的過程中,人的注意力被拉往兩邊,帶到外面去。我們的注意力和反射的能量都通過寬恕輪,形成另一個力。這時我們便要應用力學上的用平衡四邊形來計算合成力的原理。那合成力分為兩部份,互成九十度角,分別在左邊和右邊,合成力自身則在中央。這個力量的一部分向身體下降,在胚胎中形成左右兩個交感神經系統。這個力量的另一部分則通過我們的感覺,把注意力分別帶到左邊或右邊,此便是我們在外在世界的行動。在外在世界,行動會帶來反作用,這也是物理學上的著名定律。作用力和反作用力的通道是同一的,在左邊形成了一個人的思想制約,在右邊則形成了一個人的自我。

簡言之,我們的注意力,伴隨著反射到外界的生命能量,自外帶回反作用力,在左邊形成了思想制約,於是便形成我們的心智(Mind或Manasa)。作用力和反作用力都通過寬恕輪和喉輪。注意力的本質是能夠外延的,它能流通我們的整個身體。在左邊的反作用力是願望(Desire),它形成陰脈(Ida)或左交感神經系統。同理,右邊的反作用力是行動(Action),形成右邊的陽脈(Pingala)。陰脈能量過剩,積累起來,在寬恕輪後部形成氣狀的氣團,叫做超我(Superego);同樣,陽脈的能量過剩,積累起來,便在寬恕輪的前方形成氣狀的氣團,叫自我(Ego),寬恕輪則在自我和超我中間。寬恕輪前部受腦下垂體(Pituitary)控制,後部則受松果腺(Pennial)控制。

當靈量上昇至寬恕輪,便能照亮它。在你之內的耶穌基督的力量便會被喚醒。耶穌基督會吸入自我和超我這兩個氣球,這時整個寬恕輪便會打開。這便是耶穌基督為我們的罪而死去的意義。於此,自覺輪也會同時打開。我曾親眼看見宇宙大我(Virat)的自覺輪是怎樣開啟的,就好像巨大的火舌一樣。若你們把人的大腦切開,它的橫切面看起來就像花瓣和火焰;在中央,看起來像個火焰顏色的孔。自覺輪的打開是很突然的,「澎」的一聲便打開了。這就好像從一支望遠鏡望另一支望遠鏡效果一樣,通常如果寬恕輪和喉輪都打開了的話,自我和超我便被吸進去。我們的心智(Mind)是超我,Ahamkara是自我。我們的靈或真我被五種元素包圍起來,此外還有靈量。那些元素主要是土和水,因果身(Casual)則只是光(Jyot
Matra)。

當一個人得到自覺以後,他體內的神祇便會被喚醒,能量中心得到滋養和清潔,同時這些中心會打開,放射出能量,在大腦中有和這些輪穴相應的座位(Pithas),這時這些座位都起作用,作用於不同的能量中心,於是能起協調作用,所有能量中心都整合起來。就好像有時你們的心智(Mind)想這樣做,但身體卻想那樣做,而你們的頭腦(Intellect)卻要別一個做法,那便是沒有整合,在得到自覺以後,此三者便會合一。

再舉一塊手帕作例,它就好像我們的注意力那樣。在得到自覺以前,它向平伸展到每一個方向。但現在我把手指放到手帕底下,從中央處把它弄高,有何不同呢?手帕會越弄越高,到最後包裹著手指。同樣地,當靈量昇起,便提高我們的注意力,把它提到自覺輪的位置,於是它便能受到宇宙能量的啟發,然後它就停留,包裹著中脈(Sushumna),即靈量昇起的通道。意思是說,在得到自覺以後,我們的注意力會收攝在內,不受外界世俗的事情左右。我們的注意力於是便受到啟發,這便是那個所謂「狀態」的意思。但事實上,人類是習慣的奴隸,就因為這些習慣,我們不讓注意力永久地停留在那個狀態。事實上,我們的注意力不應放在外物,我和你們一起時,你們卻拒絕幫助,老是把一隻腳放回水中。你們的注意力是很可笑的,你們要去除這些習慣,把腳拉回來,要知道,我正坐在這裡,要把你救起來。有時我看見你們腿被鱷魚咬斷了,但由於你們的習慣,你們變成盲目,看不見這些鱷魚。你們想像一下我的窘境,我的感覺會怎麼樣?

此所以我說你們要與別的霎哈嘉瑜伽修習者在一起,目的是要把你們的注意力保持在中央。經常將注意力保持在中央很重要,在得到自覺以後,我們的左脈和右脈鬆弛下來,接受上天的能量。由於舒緩了緊張,輪穴更能打開,這是一個循環,同時更多的靈量能昇上來。在此階段,注意力便能保持在中央,然後你們便能引導注意力往外做一些事,做完了,不會有任何反作用,注意力又回到中間的位置,這時注意力便不會附著於任何事物了。

我的情況和你們不同,如果我的注意力在你身上,我會清潔你的身體,把你的問題帶到我身上,這樣我會受一點苦。但這要是願意我才會這樣做,因為不論好壞的人都變成我身體的一部分,因此我要治理這些霎哈嘉瑜伽的修習者,我會受一點苦。在這點上,霎哈嘉瑜伽的修習者就像一個晴雨表,他們不會像我受這樣多的苦,也許會受一點點的苦,因為無論他們吸入些甚麼,都會進入那浩瀚的海洋去。

現在俄國正在進行物質第五次元(即生物光 Bioplasma)的研究,這完全是傾向右邊的活動。每個人都有一個氣場或光場(Aura),這個光場的顏色要看他在三態(Guna)中那一個狀態而定,顏色代表這些狀態的改變。你們作靈體保護(班丹)時是對甚麼而作呢?那便是對這些氣場而作,去保護它。只有物質性的東西才有氣場,那完全是物質的層面。所謂第五次元其實是微觀界或照相機的向度,因此你們看見我的照片中有光,那是氣場的一種。宇宙能量有祂的光芒,只有我能看見,如果有些人的寬恕輪很壞,也能夠看見,因為他們在外面,所以便能看見。

那道理是如果你在光之外,你便看見光,如果你在光之中,你能看見甚麼呢?

當你的靈量通過寬恕輪,你便會毫無雜念,進入無思慮的入靜狀態(Thoughtless Awareness)。開始時要有意這樣做,慢慢這便變成你的一部分,籠罩你的身體,你進入那種狀態,叫無疑惑的入靜狀態(Doubtless Awareness),這樣你便成為那整體能量的一個部分,或那個所謂狀態。

到了這階段,你們不要進入那涅槃狀態,你們都要為我工作。如果你說我沒有給你自覺,你也能做到,那麼當初你為甚麼要求得到自覺呢?你要知道,你已經到達了彼岸,那是毫無疑問的,這已是最後的階段。事實上這種狀態是很易到達的,可以自然而然地達到,我希望你們嘗試這樣做。但如果你到達那個狀態時,只是為了自己,我只能說你是自私的,是個逃兵。你首先要合群,否則到了天國你會迷路,你甚至找不到我。要知道,在那個狀態,你是會溶入那汪洋大海的。你們從海洋進化而來,然後回到那汪洋大海,那又有甚麼了不起。但如果你能夠變成海洋上的雲朵,讓你的雨露浸潤每一個人,那才算是偉大的成就,這是我的目的和工作。就像每個遊戲都有它的目的,我玩的這個遊戲也是有其目的。

要停留在中央,你們要成為向神順服的人(Sharanagat)。你們要說:「母親,你是萬有,你成就萬事萬物」,這便是完全的順服。

對於那些浸潤於科學的人,你們要逐步向他們宣示這個知識。如果一個杯子很小,你便不能注入它所能容納的。因此你們要有信心,你們不能一下子便給他們整個海洋。記著,科學只是這整體之中微不足道的一個部分而已。你們可以向他們介紹霎哈嘉瑜伽的知識,先讓他們有所接觸。他們來練習時,便觀察他們,還記得你們要多少時間嗎?每個人都是一樣的。首先有所經驗,然後打開得越多,是循序漸進的。這個過程也是科學的。

在世俗的事情上,每當你們要賺取金錢,便會遇見摩耶幻相(Maya),你們只要記著,這些錢你是為我而賺的,這樣便好了。你們大可放心到外面賺錢,你能賺多少便賺多少。不過這一點我只是在物質層面上說的。

那些通過你們霎哈嘉瑜伽修習者來到的人,比通過我來到的人更好,因為那些通過我來到的人,常糾纏在我的摩耶幻相之中。你們看,在那些新來的人眼中,我不過是個平平凡凡的人。 […]

頂輪日崇拜 Gorai Creek, Mumbai (India)

頂輪日崇拜

1983年5月5日印度 孟買

我在此代表所有人向在孟買負責主辦的霎哈嘉瑜伽士們,感謝他們盡心的安排。我自己也深深感謝他們。他們為我們選擇這美麗的地方。這也是神的恩賜,此刻,坐在同樣的樹下,我將再度講述頂輪。14年前(或者我們也可以說已經度過了13年,現在正邁入第14個年頭開啟頂輪這偉大任務已在世間完成。在每個頂輪日,我反復地告訴你們很多次,關於它如何發生,如何成就,以及它的重要性。

但這第14個生日非常重要,因為人們活在這14個階段之中,在他越過這第14個階段的那一天,他成為一個完全的霎哈嘉瑜伽士。所以,今天霎哈嘉瑜伽也已經成為霎哈嘉瑜伽修習者。同樣地,神在我們之內創造了14個階段。如果你簡單地去算算它們,你知道有我們體內有7輪。除此之外,還有2個輪穴,你們不常談論它們——那是月輪(Lalita Chakra),以及日輪(Shri Chakra)。還有明善輪(Hamsa Chakra)。

所以這是另外3個——7加3是10。然後,在頂輪之上還有4個輪穴,我也告訴過你們——它們是 ARDHA-BINDU,BINDU,VALAYA,以及PRADAKSHINA。這是4個輪穴。在來到霎哈嘉瑜伽之後,在你們的頂輪開啟之後,你們必須要越過這4個輪穴——ARDHA-BINDU,BINDU,VALAYA,以及PRADAKSHINA。只有在你越過這4個輪穴之後,你才可以說你已經成為一位霎哈嘉瑜伽士。

如果你們從另外的角度來看,我們需要穿越14個階段以達到頂輪。如果你們把它們分開來看,那是位於左脈中的7輪,以及位於右脈的7輪。當人向上升進,他不是筆直向上。他先到左再往右,然後再到左、再到右。當靈量上升時也是如此,將她自己分作兩部分。如果我以這兩條繩索為例,你們可以瞭解為何如此。這兩條繩索並列一起,在上升或下降的過程中交叉兩次。(錫呂.瑪塔吉女士在此解釋靈量沿著左脈與右脈上升;並在每個輪穴處交叉出四個繩圈——兩兩反向——順時針方向與逆時針方向))。

當靈量上升,你可以看到輪穴在右邊或是在左邊有阻塞。雖然只有單一的靈量,但在每個輪穴你都看到這兩部分——因此你知道左或右有阻塞。所以,在我們體內,如果每個輪穴都分為這兩部分——左與右——那麼7乘以2是14。同樣地,在到達頂輪之前, 體內的14個階段必須先被穿越。如果你們能夠瞭解——這7輪穴與7個輪穴之上的——這樣也同樣造就出14個階段。

因此在靈量的知識(Shastra)中,「14」是非常重要的。非常重要。這是非常重要的事。我們必須充分體認到,唯有在超越這14個階段,我們才能真正有資格得到霎哈嘉瑜伽的祝福。

我們要不停向前邁進。而且,如同我們吸收它一般,也要完完全全浸染於Rajana與Birajana之中。這兩個字,我之前也同你們說過許多次。但特別在今天,我們在頂輪日應當要瞭解何為Rajana(自由運用、精通),何為Birajana(承擔責任)。

現在,你們正坐著,你們看看這些樹。這些樹是產Shriphala的樹,Nariyal也被叫做Shriphala,椰子被稱為Shriphala。Shriphala,也就是椰子——我不知道你們是否曾認真地思考過它,但它確實值得認真思考——為何它被稱為Shriphala?它只沿著海岸生長,而不在其他地方生長。最好的椰子是長在海邊。這是因為,海洋即是正法(Dharma),在正法存在的任何地方,唯有在這樣的地方,椰子才會結實累累。椰子不會生長在沒有正法的地方。

但海洋包含了一切。一切潔淨與髒汙、一切都在海洋之中。海水也充滿了鹽,它其中含鹽。耶穌基督曾經這麼說:「你們是大地的鹽。」意思是,你們可以進入所有事物之中。你們可以給予所有事物滋味。「你們是鹽」——沒有鹽,人不能生存。我們攝取生命能量(prana-shakti),如果我們內在缺乏鹽分,甚至生命能量也無法作用。它是催化劑。而這鹽——它完全妥當地安排使我們得以生存,生存在這世上、生存在這幻相世界(prapancha)之中。沒有鹽,人將毫無用處。

但當椰子朝著宇宙大我(Paramatma)生長,它會將所有鹽份留在低處——所有事物都會被留下。當陽光灑落在樹梢,隨著陽光灑下,開始了蒸散作用,椰子葉子中與整棵樹之中的樹液都會被向上吸附——然後,水份沿著樹幹向上流動;留下一切。穿過這14階段,然後當它到達頂端,便成為椰子。你們便是那同樣的椰子。將椰子奉獻給女神是很重要的。若沒獻上椰子給女神,崇拜不能視為完滿(Sampanna)。

椰子也以不尋常的方式組成。世界上沒有其他的果實(phala)像椰子這般。椰子樹沒有任何一處被棄置不用。它的每一部分都可以供人使用。從葉子開始到每一部分都可以被使用。而椰子本身——每一部分都被使用。你們可以發現椰子就像人類的頂輪。我們有頭髮,同樣地椰子也有毛髮。「頂輪是椰子。」外部有頭髮作為保護。是頭髮保護我們免於死亡。所以頭髮被極度尊重;頭髮是非常偉大而有力量的——它們保護你。你被它們所保護。而在其內,如同我們有頭蓋骨,椰子也有,你們看,椰子之內有一層堅硬的殼位於外側,像這樣,在那之外,內部我們有灰質跟白質——我們腦內有這兩樣東西。椰子內部也是如此,你們看,白質與灰質⋯⋯而在其中是水,也就是我們腦中的腦脊液。在椰子之內也有水——那是邊緣系統。

所以這真正的椰子,它本身即是——對椰子樹而言這是果實。對我們而言,我們的腦袋是我們整個進化過程的果實。無論我們目前進化到何處——從阿米巴,直到現在我們成為人類——我們經歷了這一切,造就了這腦袋。由這腦袋,一切——無論我們擁有什麼——都是透過腦袋。在這其中有所有的力量;各式各樣。其中收藏我們得到的一切財富。

現在,靈(Atma, spirit)居住於心中,在來到霎哈嘉瑜伽之後,祂的光芒在我們體內的七個層次中傳揚,同時發生在兩側,這只在當一個人的頂輪打開後才有可能。

直到現在,我們還是持續用我們的頭腦做著相同的工作。在得到自覺之前,藉由自我與超我,我們做我們要做的任何事情。沒有一事例外。自我與超我,或者你們可以說「manas」與自我——藉由這兩者的説明,我們完成我們全部的工作。

但在得到自覺之後,我們是藉由靈的幫助來工作。靈在自覺前居住于心中,完全抽離,靜觀一切。祂的工作是:不論祂處於何種境地,祂只是靜觀,祂持續運作。但是祂的光不在我們的注意力(Chitta)之中,祂與我們分離。祂不在我們的注意力之中。在自覺之後,祂進入我們的注意力之中,這是最先發生的事。首先祂進入我們的注意力之中。而注意力,如同你們所知,位於幻海之中。在這之後,祂的光進入真理之中,因為隨著這光進入我們腦中(腦部得到覺醒),我們從而明瞭真理。

「明瞭」不是指我們經由思維去瞭解,而是在真實(Saksha)中領會到「這是真理」。在此之後,可以在心中看見祂的光芒。心變的深邃、心開始擴展、開始變得浩瀚,心所具備的愛的力量逐漸增強。此所以是sacchiananda——真理(Sat)、注意力(Chitta)、以及喜樂(Anand)。我們腦中的真理、我們正法中的注意力、我們靈體中的喜樂——開始得到覺醒。

一開始祂的光芒緩緩擴散,你們都知道。祂的光芒緩慢地、緩慢地增加,這是很精微的。一開始非常微小,因為在我們粗糙的生活範疇中,很難去覺察到這精微。逐漸地這覺察的能力也逐漸培養。在此之後你們開始成長、進步。

隨著頂輪一幕的開啟,靈量向上提升。但這時祂的光芒還未能照亮各處。靈量向上升起,而你們向至高濕婆神的寶座致敬。在你們之內,靈的光芒開始朦朦朧朧地流動。但它還未在這頭腦中完全閃耀。現在,出人意料的是,如果你們想要藉由你們的頭腦擴展這光芒,你們辦不到。

我們的頭腦跟我們的心——現在這兩者間必須展現完美的平衡。你們應明白,當你們運用思維工作過度,心會衰竭。而當你們過度倚賴心去工作,頭腦會衰竭。他們之間是息息相關,這關係存在已久,這是非常深遠的關係。也因為這深奧的關係,當你們得到自覺之後,他們的關係必須更深邃。心與腦的關係應當要「非常」深邃。當他們徹底合而為一那刻,你們的注意力完全與至高神合而為一(Parameshwar-Swarup)。

哈達瑜伽中也提到這非凡的事,即超我(Manas)與自我(Ahamkara)都完全消失(Laya)。但只是這樣說明沒有人能夠瞭解。如何才能促使自我與超我瓦解?結果他們試圖藉由打擊超我、打擊自我去達成。但如果你打擊自我,你便助長超我;如果你打擊超我,你便助長了自我。他們就是不能明白這行為的癲狂,以及這樣做最終會到達何處?

如何戰勝自我與超我?唯一的出路是額輪。藉由運作額輪,自我與超我兩者皆會消弭於無形。而正當它們瓦解之際,心與腦首先建立起完全的和諧。但是尚未合而為一。「我們所要達成的是這合一。」因此,你們的心,心本身成為了頂輪,而你們的頂輪,頂輪本身成為了心。你所想的皆在你心中;而你也只思及心中的一切。當你們達到這般的境界,之後,任何懷疑、任何不相信、任何恐懼,都將不復存在。正如同當人恐懼時,是什麼作用於他呢?他被頭腦所教導:「看清楚,沒有什麼好怕的。看清楚,你為了這無用的事而恐懼。現在點起一道光來看清楚。」然後,雖然這樣經過頭腦去理解,他仍然是懼怕。

但當這兩者合一時,你們要嘗試去瞭解這一點:你們用頭腦來思考,來使思維理解,並觀照思維。如果頭腦本身成為思維,意思是,想像有這麼一件工具,它同時具備自動加速器與煞車,而且兩者是一體的。無論何時,只要它需要,它可以隨時成為煞車;無論何時,只要它需要,它可以隨時成為加速器——此外,它還無所不知。

當達到這樣的階段,你們便成為完全的導師(Guru)。這樣的境界是我們一定要去達到的。迄今,你們已經大有進展,你們已經到達相當高的程度。毋庸置疑地,現在應該要這樣對你們說:你們現在已經成為椰子。但是我總是述及更進一步會是如何。因為,假如要爬這棵樹,該怎麼做?你們看過人們怎麼爬上樹的嗎?如果你們請一個人爬樹,然後觀察他,你們會發現他把一條繩索環繞身體綁好,然後一步一步把繩索往高處鉤。當繩索在高處套穩,之後,借著它的助力,人往上爬。同樣地,當我們向上爬,我們自己的繩索必須要持續鉤在更高處。只有當你們學到這方法,你們才能快速往上爬。但我們卻多半持續把繩索朝下鉤。甚至在來到霎哈嘉瑜伽之後,我們把繩索鉤在低處,然後說:「母親,我們一點都沒有進步。」當你們把繩索朝反方向鉤並且準備向下爬,此時如何能有任何進步?當往下時,你們甚至不需要鉤繩索,你們只要把繩索稍稍放鬆,然後「咻!」你們陡然下落。要掉落,你們毋須做任何安排。只有在往上爬的時候,你們才需要做安排準備。所以,要成為傑出的人,必須要勤奮努力地工作。而失去已成就的一切,不需費任何功夫,你們就直接墜地,毋庸置疑。

如果你們明瞭這點,接下來你們會瞭解「永遠將你們的視線望向高處」。如果你站在階梯的任何一階,但是你望向高處,那麼這個人會高於那站在較高階,卻望向低處的人。這就是為何有時候甚至非常資深的霎哈嘉瑜伽士會突然地墜落。人們說:「母親,他(或她)是如此資深的霎哈嘉瑜伽士,這麼多年來一直跟隨您,做了這,做了那。」但是他們的視線總是維持在低處,那我又能怎麼辦?如果視線望向低處,他們會往下掉落。

視線應該要總是望向高處。此時甚至要看這果實(椰子),你們得抬頭仰望。就連它們的視野也望向高處。它們全體的視野都望向高處,因為若不將它們的視野維持在高處,它們知道它們將無法得到陽光(Surya)以及完成這工作,它們也不能成為椰子。要仔細地觀察樹,並瞭解它們。你們可以從一棵樹中學習到很多關於霎哈嘉瑜伽的事情。它們是你們非常偉大的導師。同樣地,當我們看一棵樹,我們應該先觀察它如何紮根。首先,它觀照並且固定它的根。要去觀照並且固定根,它做了什麼?它持續深入向下紮根。這是我們的正法,這是我們的注意力。在這正法中,它持續深入。在這注意力中,它吸取無所不在的能量。這是棵顛倒的樹——這樣形容比較貼切。這些根開始吸收無所不在的能量;而在吸收之後,究竟它要做些什麼?之後它的視線往更處看——椰子由此而生。

你們的頂輪也像這非凡的椰子——對母親而言極度珍貴,而這非凡的椰子應該要獻給祂。很多人昨天對我說:「母親,我們感覺到生命能量的清涼,在我們的雙手與雙腳之中,但不在頂輪。」「是誰駐足在那?」只要明瞭這點;這清涼由此處而來(清涼即會從此處出來)。而那位,正坐在那裡,是「一切」的「果實」。這樹的根,固定於底下的土壤中,它們也從此土壤中生長出。它的樹幹、它辛勤的工作、它的演化——所有的這一切終將結為果實。那果實之中涵蓋了所有的一切。你們把果實種入土壤之中,這一切會再度生長出來。(「它是一切的意義,它是一切的終點」)。在整個世界中,無論神已成就哪些工作,「它是一切的意義,它是一切的終點」。迄今祂所完成的所有工作,它們完整的形式,它們的成果就是我們今日的摩訶瑜伽!而它的主要神祇(Swamini, Presiding Deity)是誰——你們是知道的!

所以,你們在這吉祥的時刻來到這世上,並且獲得它。你們應當感到深受祝福,並且且當像這椰子般。你們應當在奉獻中順服。只有當果實成熟時,它才會被摘下來——要不然它一毫無用處。在它成熟之前,它不能被供奉給母親。所以,要發展成熟,除去幼稚。如果繼續幼稚下去,你們會一直黏在樹上。但若要用於供奉,那緊黏在樹上的果子又有何用處呢?當它可以從樹上摘下,然後供奉,唯有此時崇拜才算完滿。所以,要瞭解霎哈嘉瑜伽,這些矗立在你們面前,真正(Sakshat)的椰子本身就是非常好的意象。這真是極大的祝福,今天我們齊聚於此,在這輝煌的慶典之中,這些椰子樹也在陪伴著我們。它們也在讚頌(nadita)一切,它們也在躍動(Spandita),它們也聆聽著同樣的旋律,並且隨之起舞。它們也瞭解整件事的重要性。

同樣地你們也擁有椰子,要使它完全成熟。你們只有一種方法可以讓它成熟,那就是必須與內心和諧一致。重要的是要與你們的心合一。心與頭腦再也沒有分別。我們在心中祈求,而在腦中成就。只有當此二者合一之時,你們才能完全受益。

現今,對一般人而言,霎哈嘉瑜伽非常神秘。他們不能瞭解,因為他們的日常生活只能到那種階段。在那裡活動。但是你們的階段不同。你們必須活在「你們自己的」階段之中。當你們看著別人,多半會充滿憐憫,因為,這些可憐的人會如何?他們會發生什麼事?他們要前往何處?他們不明了。他們的階段到哪裡?他們會落在什麼樣的路上?體認到此,你們要試圖去瞭解:如果藉由對他們解說,他們能夠瞭解霎哈嘉瑜伽,那非常好,試著去讓他們瞭解。但如果他們不理不睬,我們在他們面前就算是打破頭也沒有用。

打破一個人的椰子是沒有用的。好好地保護它。它的工作比這個重要得太多太多。你們是為了一個更高的目的而得到它,應將它保持在那較高的層次中。而只有在達到這完滿的、美妙的、獨特的境界,你們才能認為自己是被祝福的。所以,我們不用為了無意義的事情打破頭。不需要去跟任何人爭論。但是你們必須維持自身的階段,絕不能掉落。

除非你們達成內在完全的順服,在達到此之前,你們都尚未在霎哈嘉瑜伽中抵達目標。沒有吸收到該吸收到的一切,沒有獲得應該要發生的成長,沒有達成你們應當精通的一切以及完全的成長,而你們陷入錯誤的觀念之中。因此,你們不應該再錯誤地認定:「我已經成為偉大的霎哈嘉瑜伽士。」或諸如此類。當你們變得非常偉大,你們會謙卑,你們會時時自動地保持謙卑。

看看這些樹,風從反方向吹來。當風從這個方向吹來,這些樹應該要向這邊彎才對。但這些樹彎向何方?你們曾經留意過所有的樹都朝向那個方向嗎?為什麼?風從這邊吹來,推著它們,為何這些樹仍是彎身朝著同一個方向?而如果不起風,人不知道這些樹可以再彎的多低!因為它們知道海洋給予一切,所以這些樹虔敬地、極度謙卑地恭迎它。而這「給予者」是「正法」。這正法存於我們內裡之中。唯有當其完全覺醒、開始徹底展現,此時我們內在的椰子才會變得甜美、美麗、滋養。而這時全世界會認識你們,藉由你們的本身來認識,而非藉由其他途徑。

現在,現在你們已經慶祝了14次的頂輪生日。還有多少年你們會去慶祝呢?直到這次的頂輪日,每當你們慶祝它的生日,你們的頂輪都隨之開啟、並且成長。

任何形式的妥協,在任何事情上失去你們對自己的控制,這都不是霎哈嘉瑜伽士的舉止。霎哈嘉瑜伽士應當要勇氣十足地朝他的道路向前邁進。不計其數的阻礙——親屬、家庭、這個、那個,所有這些荒謬的牽制,它們沒有任何意義。這些已經跟隨你們上千次了。在此生你們必須成就。而當你們成就的過程中,如果其他人也隨之得到,那他們是受祝福的,這是他們的福份。如果他們沒有得到,你要徒手把他們拉拔起來嗎?

就好比說,如果你到海邊,腳上系著巨大的石塊,然後你要求海洋說:「啊,先生,帶我遊到彼岸吧。」海洋會這麼回答:「先把系在你腳上的石塊拿掉,要不然我怎能帶你渡過?」你對你腳上系上的這些大石塊),去除掉它們會比較好。如果你不能切斷它們,那麼至少要這麼做——讓自己遠離它們。

你們在腳上綁著種種諸如此類的事物——你們掙脫它們、向上升進。告訴他們:「去吧,去做你們想做的任何事情,但這與我們毫不相干。」因為有這麼多諸如此類的邪靈(bandhas),而執著於這些無益的邪靈是毫無用處的。

看看這些樹如何把這樣沉重的果實維持在這麼高的地方。這果實有多麼重——它內含水分。樹把果實維持在這麼高的地方,同樣地你們要把你們的頭維持在高處,而當你們把頭維持在高處時,要謹記頭必須要恭敬地鞠向海洋——海洋是正法的象徵,要虔敬地、極度謙卑地向正法鞠躬。

許多霎哈嘉瑜伽士完全不明白,除非我們在正法中完全安身立命,我們就是無法成為霎哈嘉瑜伽士。他們繼續犯下各種錯誤。舉例來說許多人吸食煙草、抽煙、喝酒、持續地做盡這些事。然後他們說:「我們在霎哈嘉瑜伽中沒有進步。」這樣如何能有進步?是你們自己在掌管著自己的生活。

在霎哈嘉瑜伽中還有一些小規矩——非常簡單明瞭的小規矩——你們被賦予力量去執行它們。你們在日常行為舉止中完全地展現它們。但最重要的是要如同虔敬、奉獻、謙卑般鞠躬彎身的樹,並且讓愛從內在放出光芒。當你們將愛奉獻給至高神,你們能從至高神那兒獲得一切。我們應當銘記在心,我們對所有人皆有愛。

最後,應當要這麼說,頭腦,或者說是頂輪,如果沒有愛,我便不在那兒。腦中應當只想著愛、只想著如何做才能去展現、去散發這愛。如果你們深刻地展現。你們會知道我正說著同一件事:「我們如何將我們的心充滿愛」。我們應當只想著:「無論我在做什麼,這是否源自於愛?我做的一切是否都源自於愛?我所說的一切、所做的一切、是否都在愛中成就?」你們甚至可以在愛中打某人——這不會造成傷害。如果有過錯,我們可以打此人。但是,這是出於愛嗎?

女神誅殺這麼多邪魔(Rakshasas),她的殺戮也是出自於愛。甚至連他們也被女神所愛。所以,為了不讓他們從羅剎魔(Rakshas)更加惡化成為大羅剎魔(Maharakshas),也為了愛她的信徒,為了拯救他們,她誅殺邪魔。這無窮盡的力量(Anant Shakti)也只是愛的展現。

對他們真正有益(hita)的是愛。因此,你們是否在展現這對他們真正有益的愛?這須被謹慎思量。假如你們真是這樣在做,那麼你們已經達成並具備我一直在說的那件事,即是那應該要達成的合一。因此那合一已經在你內裡建立。只有這唯一的力量(Shakti),我們稱此為愛,也只有這愛可以讓所有事物變得美麗、均衡、完全地井然有序。

那些冷漠的思想沒有任何意義。而你們知道冷漠的思想只從自我而來。而第二種從超我而來的思想也許外表看起來漂亮,但是內在相當空乏。因此,一種是骯髒但冷漠,另外一種是看起來漂亮但無法給予任何喜樂(Neeras),是完全的空洞。一個是毫無喜悅,而另一個是相當空洞。這兩者在任何情況下都不可能和諧,因為它們恰恰相反。

                                                                                                                                                     但在得到自覺之後,在來到霎哈嘉瑜伽之後,所有阻礙盡皆消融,而這看似對立的兩件事變得彷佛只是同一件事的兩個面向。這應當在你們內在之中發生。唯有當這在我們內在發生的那一天,我們才能認為我們已經完完全全地慶祝頂輪的第14個生日。

願神祝福你們!

在這一吉祥的場合裡,我代表自己、代表所有神祇(Devatas)、代表宇宙大我(PARAMATMA),給予你們全體永恆的祝福(Anant Ashirvad)。

H.H. Shri Mataji Nirmala Devi […]

灵量与迦奇的关系 女神節第七天 Mumbai (India)

靈量與迦奇的關係女神節第七天

印度孟買

1979年9月28日

今天,如你所願,我說英語。明天或許我仍會說這外語。

今天的課題是靈量與迦奇(Kalaki)的關係。迦奇(Kalaki)這個字實際上是「Nishkalank」的縮寫。Nishkalank的意思與我的名字”Nirmala”(涅瑪拉)一樣,代表純潔無暇,毫無污點的清潔,毫無污點般清潔是Nishkalanka,完全沒有污點。

很多往世書(Puranas)都有描述這位降世神祇,祂會騎著白馬,在一處名為森柏爾布爾(Sambhaalpur)的村子裡來到地球。人們是怎樣以字面來理解事物是非常有趣的。森柏爾(Sambhaala)中的”bhaala”是指我們的前額;Sambhaala代表這個階段,即迦奇位於你們的前額,祂會在這裡出生,這是森柏爾布爾(Sambhaalpur)的真正意思。

在耶穌基督和代表祂的毀滅力量的降世神祇摩訶毗濕奴之間—被稱為迦奇(Kalaki),會有一段時間容許人類糾正自己,好讓他們能進天國。聖經稱這段時間為最後的審判(Last Judgement),即是你將會受審判,你們全部人…將會在這地球受審判。世界的人口已經到達頂點,他們說是因為那些…實際上所有渴望進天國的人不是已經在現世出生,就是會很快出生。這是非常重要的時刻,因為霎哈嘉瑜伽是最後的審判。聽到這消息感到非常美妙,這是事實,也是真理。雖然你明白母親的愛讓你輕而易舉的得到自覺。但最後審判,看來是個可怕的經歷,卻包裝得非常漂亮,非常溫柔、非常巧妙,毫不困擾你。我告訴你,這就是最後的審判,你們全都會透過霎哈嘉瑜伽被審判,以決定你能否進天國。

現在,人們帶著各式各樣的注意力或chitta來霎哈嘉瑜伽。有些人可能有太多的tamasi krutya 或我們稱為慣性,或很懶散,又或行動緩慢的品性。這些人,誇張點說,他們喝酒,喝有酒精的飲品或類似的東西,這樣都把你帶離實相,令你麻木。另一方面,你也知道偏右脈的人,他們野心太大,有極大的野心,他們想贏得全世界,想變得獨立、變得惡毒和具有癌症擴散的品質。他們不想與整體保持任何聯繫。

你可以在鬥爭期(Kaliyuga)看到,人們是怎樣走向極端。有些人過於沈溺於酒精,或你可以說沈溺於酒精令你遠離你的知覺、你的真我、真理,美善;另一些人則否定它,他們否定任何美善的事物。他們都是很自我中心。有些人則是超我中心,有很多制約,非常怠倦疏懶、懶散而又絶對膚淺;另一方面,有些人極之有野心,喜歡宰制人,以他們的野心和競爭心去控制人,互相毀滅。這兩種極端的人是較難來霎哈嘉瑜伽。

中正平衡的人卻很容易被吸收來到霎哈嘉瑜伽。不管如何,那些不複雜,單純的人,因為他們是來自村莊,霎哈嘉瑜伽很容易吸收他們,他們毫無困難的接受霎哈嘉瑜伽。在城市,我做了大量的工作,卻只有二三百人來。若我到村莊去,整條村莊,可以有五六千人來,他們全都毫不困難的得到自覺。在這裡的人應該是很忙碌的,太多事情佔據他們,他們認為其他事情比追尋神,浪費時間去追尋神重要得多。

這種情況下,霎哈嘉瑜伽在求道者的心中甜美地扎根。它自自然然的就成就了。你得到自覺,毫無困難、毫不費力、不用付錢、也不用做費力艱苦的練習。

當我們談到迦奇,我們必須記著,在得到自覺和進入天國之間,我們可能仍猶疑畏縮,這狀態被稱為Yogabhrashta sthiti。人們接受瑜伽,他們來到瑜伽,卻仍然被他們Pravrittis(原本)的品質所迷惑。例如,自我中心,或金錢取向,或好宰制別人的人,可以組成一組,這個人會受自己的想法所控制而往下跌,其他組員也同樣會下跌。霎哈嘉瑜伽也一樣,在孟買也曾發生這種事,非常公開,非常普遍,仍然持續著,這是被稱為Yogabhrashtata,即人從他的瑜伽下跌,他從他的瑜伽下跌。無論你下跌或上昇,霎哈嘉瑜伽都給你完全的自由。若你找其他靈性導師,做其他淨化自己的瑜伽,他們都是自小受訓、遵守紀律,那些瑜伽導師會用盡各種方法令你受傷,令你傷得很深,不可能再與任何人有聯繫,就像做了一個手術,把你的性格拿走,把你趕走。但在這裡,你擁有自由,你要明白必須與總機保持聯繫,與集體保持聯繫,與整體保持聯繫,而不是只與某一個想控制你的人保持聯繫。在霎哈嘉瑜伽,若有人上昇得太過,便會下跌。因為在大自然,你不會看到任何生物會生長得超越界限,就如人類只能長到某一高度,樹木也只能長到某一高度,萬事萬物都受控制。你不能在霎哈嘉瑜伽炫耀自己,不可以搞小圈子或做些與眾不同的特別事情。在霎哈嘉瑜伽,我看過有人要求其他人觸摸他的雙腳。這是很令人驚訝,這類人一定會被揭露,我們知道他們是迷失了,因為他們的輪穴有阻塞,阻塞得很嚴重,雖然他們或許有一陣子感覺不到,他們或許仍感到生命能量,但他們會往下跌,一直往下跌,直至完全完蛋。這種下降(yogabhrashta sthiti)是發生在任何人身上最差勁的事情。首先,你得不到你的瑜伽,但若你得到瑜伽而又跳進這種狀況,就是克里希納曾經描述的狀態,你進入了rakshasa-yoni(惡魔的子宮或魔界)。

那些來霎哈瑜伽的人要知道,必須正確地緊貼一個東西,不然yoni(孕育者)還剩下甚麽呢?若你死去而沒有瑜伽,或許你會再次出生,當然…你的這一生便浪費掉了。若你來霎哈嘉瑜伽仍玩這種把戲,想別人以為你是非常了不起已得自覺的靈,或你已經成就了這樣那樣的事情來打動人—所有在你得到自覺之前所做的荒謬事情—這些都是很嚴重的過錯,你會因此受罰。這是迦奇的力量,它在霎哈嘉瑜伽背後秘密地工作。

例如,有個女士來看我,她想報導一些有關我的事情,是一些可怕的人付錢給她的,她刊登了一些毫無意義,我從未做過的事情。每個人都感到困惑憤怒,說︰「母親,你必須懲罰她,你要把她告上法庭,告她誹謗,這樣那樣…」我說︰「我不會上法庭,你們還是放棄這種想法比較好。」沒有人聽我的話,你明白嗎?不知何故,那報社關閉了三個半月,業績倒退了很多。當然不是我做的,我可以說,對瑪塔吉,涅瑪拉‧德維來說,是迦奇做的。迦奇代表十一種毀滅力量,它們守護著霎哈嘉瑜伽的美善。任何人若想玩弄霎哈嘉瑜伽,會被傷害得很深。

所以,是時候告訴你們,對上天玩把戲的危險。到目前為止,人們都視這為理所當然。他們折磨如耶穌基督的人,他們時刻都在折磨偉大的聖人,人類常常都折磨人。實際上,我在每一個講座裡都作出忠告,今天不要再玩這把戲了,因為迦奇已經來臨。不要找神聖、美善的人麻煩。要小心,因為迦奇已經降臨。一旦這力量臨到你身上,你不會知道該躲到哪裡。我不單要告訴霎哈嘉瑜伽士,還要告訴全世界,要小心,不要傷害他人,不要從他人身上拿好處,不要炫耀自己的力量,因為一旦這毀滅力量在你生命中開展,你不會知道怎樣阻止它!

我曾到過…我想我之前曾經告訴你,有一次我到印度安得拉邦,我告訴那裡的人︰「不要再種這種煙草了。」他們很生我的氣,因為這是他們的生計。他們製造金錢,沉醉在各種賺取更多金錢的事情上,做出各式各樣的罪孽(paapas)。我說︰「你們來這個世界,不是製造更多的罪孽(paap)和業報(Karmas),而是要清洗罪孽 — 「papaksh talana」。你來不是要增添罪孽而是要清洗罪孽。這是清洗的時刻,這就是我為甚麽以”Nirmala”(純潔無瑕)形相來到這裡,去潔淨它。為甚麽,你做的卻是增加自己的罪孽。種植這些可怕的煙草,你可以得到甚麽?」他們不聽我的話。在我三次的講話裡_____全都有錄下,他們在出售 — 我告訴他們︰「要小心,迦奇就在海中,祂會把怨恨臨到你身上,祂會臨到你身上。」你們都知道安得拉邦發生了甚麽事。

與莫維爾(Morvi)一樣,我告訴你,去年有些從莫維爾來的人見我,一些來自莫維爾的大人物,他們全都相信一個可怕的聖人,可怕的傢伙,他真的破壞了很多家庭。我告訴他們︰「為甚麽你們要相信這個人,他只會把你的注意力牽引到物質的事物上,你們為甚麽要相信他?」在莫維爾的每所房子裡,都掛著這個可怕聖人的照片。當我告訴他們,他們不聽我的話。他們視我的忠告只是因為我妒忌這個傢伙。你們都知道甚麽事發生在莫維爾,這是事實。這些事我都是在其他人面前說的,他們都把我的話記下,發生了甚麽事,在甚麽地方,瑪塔吉是怎樣說的。在此之前,有一次我在德里,遇到從Brindaban來的人,他們告訴我有關般度族(pandas)的事情。我說︰「你們全都放棄自己的職業,你們真可怕。你們以神的名在做怎樣的生意?所有那些賢人哲士(pandits)和般度族人都是社會的可怕寄生蟲。你們離開你們的工作…你們賴以為生的恆河有一天會把你們完全摧毀。」當亞穆納河和恆河河水迸發,我在倫敦。我在電視看到,所有般度族人帶著他們的所有家當(khrounchas or khomchas)在逃跑。

當然,當你與這些可怕的人為伍,與他們一起生活時,你也受苦,無辜的人也受苦。我們為甚麽受這些人打動?你就是要為這種事情付出代價。當他們打動你,你在向他們妥協。「不管如何,不要緊,我們正要往哪裡去,我們也要給這些人一點東西,他是般度族人,我們先祖坐在這裡乞求金錢,坐在恆河前。試想想,愛和喜樂的賜予者正在這裡流動,而這些人卻背向恆河,向你們乞求金錢,他們是何等愚蠢?愚蠢無用的人!你付錢給他們,還以為給他們錢是一種很大的功德。

我們就是過著這種人生,妥協的人生…不明白甚麽是真理,甚麽不是真理。其一是完全盲目,對這個國家以至全世界,特別是這個國家,正在發生的所有事情完全的盲目。我們都是單純的人,我們內在有太多的bhavikta(思慮想像),這是事實,但這樣並不表示我們必須愚蠢笨拙。

例如,某天在一處名為亞瓦加崗(Awargaon)的地方有一個會議,我是說這些人在Vithala’s mandir被稱為bhadaweii,必須重罰他們,因為他們對待那些光著腳走來的聖人非常的差,必須要懲罰他們。當我這樣說時,每個人都有點困擾,因為對於這些可憐的人 — 那些bhadawas都是降世惡魔 — 人們卻視他們很了不起。他們打破從老遠來的人的頭顱,像打破椰子一樣,這些人的頭都感到很痛楚。竟然會對單純的人做出如此殘酷的事情。當我站在真理、宗教和愛心那一面時,你們認為我應否支持他們?當我這樣說,你要明白,有些人有某些利益,他們必定與那些bhadawas有關係,不管如何,他們生我的氣。但感謝天,三個月內,政府接管了他們。

人們時常都看到甚麽在發生,但卻仍然在廟宇裡,甚至以神的名義做同樣的事情,犯著一個接一個的罪孽.(sin)。我們在自己的罪孽上再添加罪孽,不單沒有清除罪,沒有以我們成熟的腦袋去明白了解罪孽,還不斷增加自己的罪孽。我叫這些人為昏沉的人(tamasi),他們沒有運用自己的腦袋,他們都是 mudha buddhis。他們追隨某些人的原因是因為在西方,受某種催眠或某種個人魅力運動(charismatic movement)的影響。你可以看到,那些有個人魅力的人,從人們身上賺取上千元的盧比,上千的盧比!這些人得到的回報卻是癲癇症,壞疽病…不是這些病症,就是瘋癲、神經病以及各種類似的疾病。人們卻像瘋子一樣追逐這些運動,不單加速自己的滅亡,還增添自己犯下大堆的罪孽,而不是花一點時間清洗自己的罪孽。在這個時刻,我們的時間是最珍貴的,我們必須非常小心,保持警覺。

我們不應依賴別人的幫助,而是要把自己的存在體完全整合在神的國度裡,讓自己能在大能的神心裡佔最高的位置。因為當迦奇來臨,祂會毫無憐憫的屠殺所有這些人,完全缺乏憐憫之心。在祂內裡有十一種Rudras,即十一種毀滅力量,非常強大的安頓在祂內裡。當我看到這種狀況,因為我能看到這些,我知道情況緊急,我要告訴你們要提防小心,不要玩把戲,不要鬆懈,也不要向荒謬的人妥協。緊貼著正道,否則,迦奇來臨的日子將會很近。

另一類人是不停想著自己的聰明才智,他們否定神,他們說︰「神在哪裡,神是不存在的,我們不相信有神,這全是謬誤,科學才是一切。」到目前為止,科學成就了些甚麽?讓我們看看,科學為我們做了些甚麽?科學甚麽也沒做,它只做死物的工作,只令你變得自我中心。所有西方人都是自我中心,他們想盡辦法去犯罪,去犯最差勁的罪—想盡辦法。在印度有某些靈性導師向人提供知識,教人怎樣犯最差最差的罪,因此,他們輕而易舉,跑跳兩步便跳進地獄。錯的永遠是錯,無論是今天、明天、昨天或千百年前發生,不符合正道,不符合你持續生存的事情都是錯的。但新的措辭卻是︰「那有甚麽錯?,那有甚麽錯?」只有迦奇能回答這個問題!我只是告訴你這是錯的,錯得很離譜,這是違反你的昇進,違反你的存有,你不會再有機會既悔改又能提問「有甚麽錯呢?」,你會被趕走,這就是迦奇的降世。正如他們所說,祂騎著白馬來,極之驚人的事情會成就,每一個人都會被揀選出來,沒有人能提出任何要求。

明白嗎?萬事萬物都在登廣告,都在發表。即使這件用科學創造的儀器(錫呂瑪塔吉輕敲擴音器),也能用來傳揚霎哈嘉瑜伽。若我把它放在我的輪穴上,你便取得生命能量,取得自覺。整個科學都是次於霎哈嘉瑜伽。就像有天有些電視台的人來。他們說︰「母親,我們想為你拍攝電視訪問。」我說︰「你們這樣做前必須要小心,我不想宣傳。所以無論你想做甚麽,都必須正當地做。」藉由電視,我們可以做霎哈嘉瑜伽的工作。假若我在電視螢光幕,我可以請他們把手張開,那麽,只要看到電視,成千上萬的人便得到自覺。

這是事實,是從我的存在體散發出來,這是事實。為甚麽你要為此生氣呢?為甚麽你不也來自己驗證呢?為甚麽你會感到受傷害?若我是這樣,為甚麽你的自我會感到受傷害?即使你是與眾不同,也完全不能傷害我。若你只知道一項工作,例如組織這樣那樣的事情,我不會有壞感覺。你為何會因為某人擁有神性的品格而有不好的感覺。為何你因為基督擁有神性的品格而有壞感覺?為甚麽你要謀殺祂?為甚麽你要殺害祂?為甚麽你要折磨這些人?這樣神聖的人。你不是很有智慧很友善嗎?你們都是非常仁慈的好人,卻去追逐各種無用錯誤的事物。有太多東西在誤導你。他們拿走你的錢來誤導你,拿走你的錢,給你的卻是罪孽,他們正為你預訂通往地獄的旅程,他們也為自己預訂這個旅程。當我提及他們,人們感到受傷害,他們想為甚麽瑪塔吉要批評這些靈性導師。他們不單不是靈性導師,還是惡魔(rakshasas)!耶穌基督曾經站出來說︰「這些魔鬼以及魔鬼的孩子都會進地獄。」人們責備祂說︰「你為甚麽要批評他們?」他們不會互相指責,基督說︰「撒旦不會說自己人壞話。」他們互相都非常友好,他們之間沒有問題,他們之間非常友善。現在所有門徒會獲分配︰「你要這些,我要那些,所有人都直接進地獄。」安排得很妥當,就像第一輛火車先開出,接著第二輛,再接著第三輛。

這種野心、這種自我取向、這種金錢取向的另一面,我們時刻都為錢而忙碌,我稱它為Bhrama,稱它為幻覺錯覺。這是個大幻相,你們追逐金錢。另一個幻相是你追逐前世(prêt-atmas)和死屍。你就是追逐這兩種幻相。你可以從金錢取得甚麽?你看看那些非常非常富有的人,只去看看,他是否快樂?你要怎樣分析他的人生?那些所謂成功人士,你走去看看他們,他們有甚麽成就?有誰尊敬他們?當他們轉過身來,人們說︰「噢,天呀,我看到誰人的臉!讓我去漱漱口。」你是否吉祥?若有人看到你,有沒有美好的事物從你那處而來,有甚麽shubh發生在這人身上?你是否kalayaanamay?是否mangalmay?你擁有怎樣的品格?只評價自己,這種評價只能發生在霎哈嘉瑜伽。

有一個病人來到霎哈嘉瑜伽,他告訴我︰「母親,我很年輕,我不知道甚麽發生在我身上,令我變得不吉祥。」我說︰「你怎麽知道?」他說︰「無論我到那裡,都會有夫婦吵架,孩子有些不對勁,孩子開始哭泣,叫喊以及尖叫。現在每一個人都憎恨我,每一個人都說我有些不對勁。」我找出他的問題,他有甚麽不妥,把他治好。現在,他散發出漂亮的生命能量。

你可以散發很負面的生命能量,你或許犯了罪而不自知,仍說︰「噢!母親,我擁有生命能量,我非常好。」這類人在欺騙自己,欺騙別人,這很好︰「噢,我完全沒有不妥,我的狀態一流,我的生命能量是最好的。」接著︰「我做得非常好。」評價你的是你的言行。你為別人做了甚麽好事?最近就有一個這樣的主教,我發覺所有接觸過這個男士的人的左腹輪都有阻塞,阻塞得很厲害。當我告訴他們,視這個人為重要的人物是非常錯的事情,他們都責備我。有一個是霎哈嘉瑜伽士的醫生來看我,他八歲的兒子也一起來,孩子是已得自覺的好男孩,但他的左腹輪很差。所以我問他︰「那個人是否到過你的家?」他說︰「是,母親,他常常來。」雖然我已警告過他們,但當這個人來他們的家時,他們仍會接待他,而不是對他說︰「去找母親,潔淨自己。」你明白,他們受這個人誘惑及催眠。我問他︰「你是否請這個人來你的家?」他說︰「是。」我說︰「好吧!用鞋拍打他,就像我們在霎哈嘉瑜伽所做的一樣。」那個男孩便得到潔淨。

你是否想摧毀你的家庭,你的孩子,所有人,只因你貼附某些懂催眠的傢伙?你們至少也要為他們考慮著想一下。很多人也像這樣。在霎哈嘉瑜伽卻很容易放棄,即使在倫敦,我知道誰人會到哪裡,他們在做些甚麽。我寫信給他們,告訴他們︰「不要這樣做,只是不要這樣做,甚麽也不用做。」你馬上便知道︰「母親知道這些事情,她知道,她告訴我們︰『要做這些事情』」,不要爭辯。你能否從爭辯中取得生命能量。在霎哈嘉瑜伽仍然有人很猶疑,這是他們做的最差勁的事情,因為yogabhrashtas是最值得譴責。他們何去何從?

我必須忠告所有在這裡的霎哈嘉瑜士,因為霎哈嘉瑜伽是最後的審判,不單你會受審判,你在進入上天的國度,變成天國的子民,這全是對的,除此之外,無論你是否完全順服委身和明白上天的律法,你也能在哪裡。即使你是屬於任何一個國家,例如印度,一個印度國民,若你犯錯,犯下刑事罪行,你也會受懲罰。所以即使你成為天國的子民,仍要非常非常的小心。

第二件我想告訴你的事情是迦奇的毀滅力量。今天的講話對你來說會是非常尖銳嚴厲,因為你要求我說的這位降世神祇是非常嚴厲的,是最嚴厲的一位。我們有,例如克里希納的降世,祂擁有Hanana(毀滅)力量,祂殺掉暴君金沙(Kamsa),殺掉很多很多惡魔,你也知道當祂還是小孩時,他殺掉富單那(Putana)和很多人,但祂也演出了一齣戲劇(leela),祂也有愛,也向人妥協,也原諒人;而基督是寛恕的化身,基督的寛恕是祂內在持守的力量。若祂爆發…若你不明白祂寛恕的價值,祂整個寛恕能以極大的災難降臨在我們身上,祂曾經非常清晰的說︰「我能容忍任何對我的攻擊,我卻不能容忍任何對聖靈的不敬。」祂很清楚的這樣說,而你現在要明白,聖靈就是太初之母。

我們必須明白這位降世神祇就是近在咫尺!克里希納的力量,祂毀滅(Hanana)的力量給了祂;梵天婆羅摩的力量,祂毀滅力量也給了祂;濕婆神的力量,祂毀滅的力量,它的一部分武器(tandava)亦給了祂。摩訶維瓦(Bhairava)的力量,你也知道摩訶維瓦是象徵殺戮,一把像劍的大東西;還有格涅沙的武器(Parusha);哈奴曼(Hanumana)的Navsidhis(九種大能),即毀滅的力量也給了祂;佛陀的寛恕和摩訶維瓦的不殺生(Ahimsa)都會倒轉過來。這十一種毀滅力量會在我們與霎哈嘉瑜伽一起完結時,在我們被揀選出來時,到達極點,最後的殺戮由祂來完成。我希望這是徹底的殺戮,不會是普通的殺掉(hanana),就如女神所做的,因為女神已經在千百年前把所有惡魔殺掉,但那些惡魔現在卻全都再次歸位。

現在,當下此刻的問題是很不同,你要嘗試去理解。在過往的年代,直至克里希納的時代,當祂說︰「Yada yada hi dharmasya glanir bhawati bharata. Vinashaya cha dushkruthaam panitra na echa saguna」。有兩個字你必須要懂,要毀滅dushkruthaam,即毀滅殘暴的人或負面的力量,拯救聖人”Sambhavami yuge yuge」,「我會一次又一次的再來。」

問題在於鬥爭期是沒有如sadhu(譯者按︰苦行修道,雲遊四方的印度聖人)般純潔單純的人或如惡魔般的人。很多惡魔鑽進你們的腦袋。你支持那麽多邪惡的,在犯錯的人。他們以政治、宗教、進步、教育和各種名義做著各式各樣的錯事。一旦你支持他們,他們便在你的腦袋裡,在你內裡。一旦他們在你內裡,你又怎能毀滅dushkruthaams呢?他們就在你內裡!你可能是個好人,但你或許會因為他們在你腦袋裡而被毀滅。所以是沒有任何常規定律去決定誰是真正的負面,誰是真正的正面。

只有霎哈嘉瑜伽能把你潔淨,把你變成完全正面、正面的好人、屬神的人。這是唯一的途徑,因為你的ankura,當它開始…給你自覺…你感到你的真我,你感到你的真我,透過你的真我,你知道自己是真實的而不是幻象,你開始享受這真我。一旦你開始享受它,你放棄一切令你妥協,令你變得複雜可怕的事物。所有這些混亂都會消失。所以我們必須以最虔敬的態度接受霎哈嘉瑜伽,把自己從錯誤的事物中救贖出來,它也是我能給我們認識的人,我們的朋友、親戚以至整個世界唯一的東西。人們請別人吃晚飯,喝飲料或其他,這樣做你能給他們甚麽?甚麽也沒給?他們在生日上會送禮物,四處給人戴上花環,交換祝福以及一切。在倫敦,在聖誕日,聖誕咭堆積如山,堆積的程度令正常的信件在聖誕節前十天也不能正常的送遞,而基督在哪裡?在基督出生的那一天,他們喝香檳。這種蠢人,甚至有人去世,他們也會喝香檳。現在香檳是他們的宗教而威士忌則是他們的靈量,他們不能明白神。他們按照自己愚蠢的觀念去塑造神,又怎能理解神?

作為一個母親,我必須忠告你要小心,不要玩弄你的真我,不要往下走,要往上走,往上昇,往上昇。我在這裡幫助你,在這裡日夜為你工作,你們都知道我辛勤地為你工作。我出盡氣力去幫助你,為你們做各種事情,以令你妥當,令你們能在這最後的審判的考試中合格過關,但你必須與我合作,必須遠遠的走在前面,把你的大部分時間奉獻給霎哈嘉瑜伽,吸收所有偉大尊貴的品質。

迦奇是一個大課題,若你有看過迦奇往世書(Kalki Purana),那是一本很大的書,當然書中有很多廢話。但當時候到了,若人們說,我們會說這是一個活生生的生命過程︰當工作快將完成,當我們看到在這一生中再沒有任何機會能有任何人來,迦奇便會降臨。讓我們看看有多少人能來,但這也是有限度的,所以我請求你們都要盡力,呼喚你的朋友,你的親戚,你的鄰居,所有人。明天是我在女神拉希特利節的講座最後的一天,明天會有很多…從母親而來的小小的祝賀。對我而言,最好的祝賀是當我在孟買時,我發現更多人能知道霎哈嘉瑜伽,認真接受霎哈嘉瑜伽,來霎哈嘉瑜伽後,不會沉醉於背後誹謗人,為小事而介意,互相生大家的氣,而是變得又合理又有智慧。最驚訝的是那些應該是社會的精英,最成熟世故的人,卻是那麽既小心眼又一無事處。

我必須告訴你這些事情是因為我正在面對的狀況緊急,我能做的只是禱告,好使它不要在孟買發生,但它應該已經發生了。孟買已經處於危急的邊緣,若你仍然記得那一天華積沙告訴我︰「母親,雨怎麽了?雨怎麽了?雨怎麽了?」我沒有回答他,直至他說︰「母親,我知道你生孟買人氣,但請你原諒他們,再一次。」就是開始下雨的那一夜。我必須告訴所有孟買人,要小心下一次的災難。每一次我回來,我發覺這種荒謬事情都在霎哈嘉瑜伽士身上出現,在某處追隨某個人,然後迷失。另一樣事情是孟買人仍完全意識不到有甚麽會發生在他們身上,意識不到他們怎樣從亞米巴虫進化到現在這個階段,神為他們做了些甚麽,他們要為神做些甚麽。這是非常非常傷感的事情,對整個國家而言,這是極之傷感的,因為人們都想跟隨這個孟買。有那麽多人情願追隨某個藝人…而不追隨神。問題就出在我們的膚淺,我們的品格。

我要說明天有一個很好的講座,還有一本名為”Advent”的書,是葛雷瓜(Gregorie de Kalbermatein)寫的,他是男爵的兒子,一個瑞士男孩。當他來找我,我清楚的看到他是個求道者,雖然他是迷失了,他活像一個精神分裂者,完全迷失了。但我卻可以在他內裡看到真正的求道者。我在他身上辛勤地工作了一年,把他帶回正常的意識。若你的內在連追尋也沒,當你迷失時,有甚麽會發生在你身上?連我也不知道。所以要小心,非常非常的小心。

今天是忠告你的日子,因為是你要求我談迦奇。祂是被安置在我們的前額。當迦奇有阻塞—迦奇的輪穴有阻塞—整個muddha,整個頭頂便會有故障。當靈量喚醒之際,我們發覺muddha有故障,它不能昇起,整個頭完全阻塞了,這樣的人不容許靈量上昇超越…我可以說明善輪。他們可能最多只能提昇至額輪,靈量便會下跌。當然,原因之一就如我所說,若你把把前額向著假導師,你也會受苦。過多的思維也會為右邊帶來問題,而其中一…迦奇的其中一個面向受破壞,引致不平衡,這一面。整個前額若有太多的碰撞,我們便知道迦奇輪穴有故障。若迦奇輪穴有故障,這個人便會遭逢災難,這是有大災難發生在這個人身上的徵兆。當迦奇輪穴有阻塞,你的所有手指會感到像火燒一樣,在手上或在手掌上,有時甚至身體也會有這種可怕的火燒感覺。某人的迦奇輪穴有阻塞代表他可能染上可怕的疾病如癌症,痲瘋或類似的疾病,或他將會陷入某些災難裡。所以迦奇輪穴必須保持妥當,保持平衡。迦奇輪穴有十一個小輪穴,至小令其中一些小輪穴保持有活力,那麽其他輪穴也能得到拯捄。若所有輪穴都受破壞,便很難給你自覺。

你該怎樣做而令你的迦奇輪穴保持妥當?要保持你的迦奇輪穴妥當,你必須敬畏神。若你不敬畏神,不害怕神,當你犯錯,神便會懲罰你,祂是憤怒的神,若我們犯錯,若我們對祂沒有任何懼怕,祂對我們便充滿毒害。不是說你要隱瞞我或隱瞞任何人,而是你自己知道你正在犯錯。

若你犯錯,你內心深處清楚的知道︰「我在做錯事。」請你不要再做了,否則你的迦奇便會出來。當你崇敬神,你知道祂是全能的,很有力量的。祂有能力把我們提昇,提昇至更高的存有,祂也有能力賜予你祂所有的祝福,祂是最有愛心的神,我們可以說是我們能想到最有愛心的父親。但祂同樣會懲罰你,一旦祂要懲罰我們,我們便要非常非常小心。作為母親,我必須警告你︰「小心你父親的懲罰,因為若祂懲罰你,沒有人能阻擋,即使是充滿愛心的母親的話,祂也不會聽,因為祂可能會說︰「你對孩子過分寛鬆,你寵壞他們。」所以我必須告訴你,請你不要做任何錯事,不要令我有壞的感覺,因為作為母親,告訴你們這些事情是非常為難的。母親以溫柔和慈愛的心對你,要對你們說這些事情是非常困難的。我請求你們不要玩把戲,因為你的父親是充滿憤怒,若你犯錯,祂會懲罰你。但若你做任何事是為祂,為你的存有,你的自覺,你便會被安置在最高的位置。今天,你可能是個百萬富翁,可能是個最有錢的人,可能是個最成功的政治領袖,可能是首相,所有這些身分在神的面前都是毫無價值,只有尊敬珍惜神的人,才會被放置在最高的位置,不是那些對你而言,看來那麽有趣和令人陶醉的世俗的事物。對神而言,最重要的是你在哪裡,你必須建立這種關係,先找出真我,透過霎哈嘉瑜伽找出真我(atma),接著把自己與這關係連上。    […]

如何靜坐 Mumbai (India)

如何靜坐 孟買 1976年5月29日
在達卡,我告訴過你們,在霎哈嘉瑜伽是怎樣的,首先你進入到Tadatmya的狀態(與上天合一)。在Tadatmya後,可以達到Sampya的階段(與上帝更近),之後是Salokya階段(與主同在)。但是在達到Tadatmya時,人的興趣本身發生改變。一旦達到Tadatmya階段,由於他的經驗,這個人不想進入到Salokya和Samipya的狀態。就是說,當能量開始在你的雙手流動時,當你感受到並提升他人的昆達裡尼時,那時你的注意力就朝向關注他人的昆達裡尼和理解你自己。你想對自己的輪穴警覺,也理解別人的輪穴。
如果你看向天空,你可能看到 — 即使有雲,你還是會看到各種形態的昆達裡尼。因為,現在你的注意力已經來到了昆達裡尼,不管你想瞭解昆達裡尼什麼,不管你想看到什麼,不管你有什麼願望,都會在你面前呈現。你對昆達裡尼的興趣在成長,其他興趣都消失了。
試著這樣理解:當你步入成年,童年離你而去,你只對成年的生活感興趣 – 工作,生意,妻子,家庭 – 你只對這些感興趣,其他童年的興趣逐漸減退,舊的體驗逐漸消失,你的注意力轉向新的體驗。或者嘗試這樣理解:比如說,有個人對音樂不感興趣,不知怎的他對音樂感興趣了,對古典音樂感興趣,之後他就不會享受非古典音樂會。你在霎哈嘉瑜伽就類似這樣。
至於你的其他習慣和興趣,他們是逐漸習得和有意培養的,因此這些興趣深深地滲透在你的身上。霎哈嘉瑜伽在你的內在帶來全然的轉化 – 你已經進入到一個新的知覺,現在你可以感受到能量和他人的昆達裡尼,你可以給很多人自覺,你可以治療成千上萬的人,你已經進入到一個新的力量之中並被這個力量滋養著。
但在做這一切時只有一個缺點,就是你絲毫沒有費力,一切都是自己發生的,毫不費力。也許這就是為何儘管很多人在霎哈嘉瑜伽中獲得了能量,也升進到很高的狀態,但他們的注意力甚至從來沒有穩定在Paramatma至高的靈,真我,或者昆達裡尼上,卻反復地走向錯誤的事情。
你們已經問過我,“獲得自覺後要做什麼”。獲得自覺後你必須要給予。絕對有必須要在獲得自覺後去給與,否則獲得自覺沒有意義。當給予時,有一點,一點必須要謹記,“就是藉由這個身體,這個思維(manas),這個智性(buddhi),是說整個人格,藉由這些你給予無與倫比的東西,自身要非常的美麗;你的存有要非常的潔淨。“ 不要有疾病,如果你有任何疾病 – 可能很多霎哈嘉瑜伽練習者都有疾病。在來到霎哈嘉瑜伽之前,你可能會很擔心疾病,並希望疾病以某種方式被治癒。來到霎哈嘉後,你的注意力不會走向疾病,你開始說,“病會好的,沒關係。” 但這是錯誤的,不管你有什麼問題,甚至是很小的問題,你要治療自己,把手放在那個地方,你要保持肉身的潔淨。沒什麼可做的,只是靜坐,保持自己的潔淨,保持身體的方面的潔淨。
但是,對於你們,我已經告訴你們一件重要的事情。據說,每個人早上起床後都會去廁所清潔自己(如廁洗漱等)。相似地,對於霎哈嘉瑜伽練習者,泡腳極其重要,至少泡腳五分鐘,上床休息之前。不管你進化得多高,即使你沒有被感染 – 這沒關係,你必須要泡腳,哪怕五分鐘。甚至連我有時都要泡腳,(儘管我是沒必要泡腳的)是為了讓我的霎哈嘉瑜伽練習者吸收這個習慣,這是非常良好的習慣。
所有霎哈嘉瑜伽練習者必須每天泡腳,至少五分鐘,每天都要做。所有的霎哈嘉瑜伽練習者要在照片前點蠟燭或油燈,點空空,把腳放進水裡,以這樣的方式坐著,雙手朝向照片,如果你這樣做,你一多半的問題都會自動解決。不管發生什麼,五分鐘還是不難的。所有人都必須這樣做,在睡前。那會消除你一半以上的感染。你必須早上要早起,霎哈嘉瑜伽士是白天的活動,不是夜間活動,所以晚上你必須要早睡,我不是說你晚上六點就去睡覺,而是晚上10點就都要去睡覺,不要晚上十點以後你還醒著,你必須要早起,潔淨自己,因為我們自古以來累世的生命都是這樣做的。同樣的,所有的霎哈嘉瑜伽練習者都要早起,清晨靜坐。這是養成習慣的問題。但是我看到很多人早上四五點鐘起床都很困難,這是有原因的,我對人類做了深入的研究,研究人類讓人很開心,看到人類逃離自己,與自己辯論對抗很有意思,看到他如何解釋自己,如何讓自己成為嘲弄的對象很有趣。有些人告訴我:母親,我早上起不來,我問:你昨晚幾點睡覺? 12點,但是母親,我準備4點起床。這是不可能的,你只有前一晚早睡,第二天早上才能早起。前一天早點睡,有兩三天身體就習慣了。當你早上早起,你的接受力更強,不僅如此,這個世界早上的時間也是非常美麗的。。。(講話因麥克風故障打斷了)
所以從身體的角度,我已經告訴你們早上必須要靜坐。現在,如何靜坐呢?想一想,早上如何靜坐。首先,在心中向自己叩拜,讓自己謙卑下來。如果某人認為他已經達到了很多,或者認為我是一個了不起的聖人,那麼,當然他是一個不可救藥的人,他即將要離開霎哈嘉瑜伽。一個人要獲得靜坐的許可,平靜地坐在照片前,雙手打開朝向照片,以極其謙卑的心態,一個人必須向自己的內心叩拜。要不斷地求取寬恕。所以,甚至在那個時間,必須要求取寬恕:哦,上天啊,如果我們做了任何違背您的事情,請寬恕我們,請帶領我們進入到靜坐之中。然後我們禱告:我們寬恕所有傷害過我們的人,如果我們傷害了任何人,哦,上天啊,請寬恕我們。此時,在你的心中帶來純粹的情感,然後進入到靜坐中。現在,靜坐時要閉上眼睛。不要問靜坐幾分鐘,問這樣的問題是非常錯誤的。
是否你靜坐五分鐘或十分鐘,不管是五分鐘還是十分鐘,靜坐必須完全集中注意力。謙卑地向自己叩拜,靜坐。在靜坐之前,必須認真地領會,在靜坐前,給你要靜坐的地方班丹,給你自己班丹,給你的身體班丹,對身體七次班丹,給你靜坐的地方班丹,給照片班丹。不要象很多人一樣機械地去做,要帶著謙卑和虔敬,就像做普祭一樣做班丹。之後,給Mana班丹,哪裡是Mana,你們從未問過我:母親,哪裡是”mana”. Mana是這裡,它起始於這裡,是說你必須要給喉輪和額輪非常強有力的班丹。Mana必須給予班丹。當班丹時必須要這些想:哦,上天啊,讓我們在您的班丹之中,請讓我們不會遭遇任何不幸,極其謙卑地叩拜,那時,只是確信你在靜觀狀態和對一切無執著之中。只是讓自己脫離一切執著,靜坐。如果你嘗試每天這樣做,就會成為一個習慣。
帶著極大的虔敬,清晨必須靜坐,可以靜坐十分鐘或半小時,都沒關係。當靜坐時不要移動手,看著照片,慢慢閉上眼睛,靜坐時不要移動手。在那時,不管哪個輪穴有不平衡,只是看著那個輪穴它會被糾正,因為正如我所說,上天的能量在清晨時更強。現在,清潔好輪穴後,在你的真我原理中靜坐。注意力放在你的靈體上。沒有人曾經問過我,母親,哪裡是靈體。靈體是在你的心中,但是它的寶座是在我們的頂輪。這就是為何我說要向你的心叩拜的原因,注意力放在你的頂輪,向靈體交托,把思維交托給靈體。靈體原理的本質是什麼,靈體的原理是純粹。應該說,完全無暇的純粹。把你的注意力放在那裡,那是完全的超然。不執著於任何事。由於你的認同(附著),你遠離你的靈體。對著真我原理靜坐,真我原理就是愛,為此靜坐。這是偉大的 – 真我原理是愛。在這個世界上建立了很多宗教,但是沒有人在任何那些宗教中能夠描述愛,正因為如此,他們有很多荒謬之處。
愛無法描述,因為愛是流通於你雙手的力量。這是”Chena“意識,是人們所瞭解的意識,但是他們不知道這是愛,他們理解的意識就像象電一樣的其他力量,但不是這樣的,真我原理就是愛,一個字:愛,你從各種束縛中解放。不管什麼錯誤,不管怎樣違背愛的虛假,即使你責駡某人告訴他真相,你愛他,你自己變成了愛(Prem),這就是為何你對愛靜坐,你就能進入真我原理。靜坐不陷入人任何思維。但是,現在,你可以說,我是愛的原理,我是真我原理。我是上天大能的力量。你可以象這樣說。用這種方式,只是說兩三次,你就會感到被祝福。因為你說的是真理,能量以強力的力量在你的存有中開始流動。
現在,日常生活中該做什麼呢?在你的日常生活中,你要明白在你內在流動的力量是愛的原理。不管你做什麼,你是否用愛在做,或者你只是為了炫耀你是一個偉大的霎哈嘉瑜伽士。如果我對某人說了什麼,或者如果我對某人生氣,我注意到他會對其他霎哈嘉瑜伽士說反對我的話,然後他問我:為何我失去了能量。如果你沉浸於這樣的愚昧中,你最好離開霎哈嘉瑜伽。只有那些有願望承擔事情的人才能夠留在霎哈嘉瑜伽。一個人沒有任何權利給予我任何東西,他只是從我這裡接受。如果他想給予,當他的力量發展了,那會非常好。但是你只有真正吸收才能給予。因此,首先學會吸收。嘗試看著自己的弱點。因我們的仁慈,我們應該看到我們想要給予什麼,我們要給予愛。我們是站在愛之中嗎?我們跟每個人爭鬥,我們跟每個人辯論,我們麻煩他人,我們想我們是霎哈嘉瑜伽士。我們不能活在這樣的謬誤之中,我們應該象鏡子一樣生活,就是要時刻關注自己。比如說有東西粘在我臉上,你告訴了我,我就能擦乾淨。同樣地,你應該關照你自己,擦掉任何黏附你的東西。
在你每天的日常生活中,你應該生活在更光明的生命中。在你的臉上要有轉化的跡象,你的行為必須是美好的,愛應該從你那裡流淌出來。如果你只是個沒有愛的個體,那麼你就不是一個霎哈嘉瑜伽士練習者。你應該知道這一點。你要變成一個沒有任何欲望的霎哈嘉瑜伽士,無需證明你的價值,我正寬容你,你今天正坐在這裡。如果你不能提升,那麼請寬恕我,不要再來霎哈嘉瑜伽了。這樣的人幾天後會自己離開霎哈嘉瑜伽。那些缺乏愛,那些認為自己進化很高的人,對霎哈嘉瑜伽是沒用的。這樣的人應該去到其他假導師那裡,被假導師踢感受熱力。
在霎哈嘉瑜伽這裡,你已經變成了上天大能的工具。你應該極其謙卑,極其謙卑。你應該完全放棄自我。其他人說人要獲得救贖,我說首先要放棄你的自我,放棄你的憤怒。只是拿走你的衣服,你沒有放棄任何東西。救贖意味著放棄憤怒,色欲,執著,驕傲,貪婪,嫉妒等,放棄這些shadripus(六大敵人),被稱為Sanyaas – sanyast。我們不是在談論表面的救贖,在與其他人相處時你要極其有愛和平安,你應該與你的家庭,孩子和朋友談論霎哈嘉瑜伽。改變你的朋友和熟人。他們(霎哈嘉瑜伽士)是你真正的親屬,你應與他們交談,他們(霎哈嘉瑜伽士)會告訴你我們已經進入到了一個新的世界,我們已經擁有了新的能量意識。
不管何時你在哪裡旅遊,比如有人告訴我他來自Rahuri,就像我們旅行時攜帶私人物品一樣,我們帶著“teertha“,被我的蓮足發送能量的水被稱為”teertha“,還有其他被發送能量的物品,如:空空粉等。如果我們在路上遇到任何生病的人,我們給他”teertha“喝。如果有人談論宗教,我們給他看母親的照片,告訴他關於母親的資訊,告訴他母親可以給予他自覺。不管他們在路上遇到誰,他們都談論霎哈嘉瑜伽,他們給一些人點空空粉(Bindi),問他們感受如何,給他們我的照片,談論我,告訴他們從照片中可以獲得自覺。每時每刻他們都只在談論霎哈嘉瑜伽,只是在想他們如何能彰顯霎哈嘉瑜伽。這樣做你就能發現自己的深度。也有一些人來到霎哈嘉瑜伽就象參觀一個寺廟,然後他們馬上就走了,由此他們面臨的是相反的結果。
你們坐在這裡的很多人,以前病得很重,但是自從他們獲得了自覺,他們從來沒有生過病。獲得自覺後他們再也沒去看醫生,他們從未再吃藥,就連一些年齡很大的人,過去常常去看醫生,去醫院,自從他們進了霎哈嘉瑜伽,他們也不再看醫生去醫院了。有很多這樣的例子。不但如此,他們還去幫助別人。原因是:做為一個霎哈嘉瑜伽士,對於自己的健康無論做什麼,只要持續去做就能痊癒。你們都要彼此見面。在你們之中,你們都是醫生,都是病人。就像醫生一樣,不要從另一個人那裡收費。同樣的,當你們彼此幫助時也不要收取費用。你應該款待他們,談論自己的狀況,不要介意。
如果有人告訴你你的頂輪有阻塞,那這是個恥辱,因為頂輪阻塞意味著你對抗我,你要讓別人幫助你糾正,要知道你是怎麼被感染的。你不應該和任何反對霎哈嘉瑜伽的人有任何關係,如果你跟他們聯繫頂輪就會被感染,你要告訴這樣的人遠離你並堵住耳朵不聽他說。不要跟這樣的人說話,告訴他不要跟你說話,告訴他你遇到他是因為母親,他應該安靜。如果你持續跟這個人說話,你的頂輪就會受感染,幾天後你就來找我說,母親,我得了癌症。有一兩個人是這樣的,但是現在他們被治癒了。你必須要知道癌症是頂輪的疾病。如果你想遠離癌症,必須保持頂輪的潔淨。如果你的頂輪開始感染,那麼就知道這是癌症的開始。你要總是保持頂輪的潔淨,因為如果你不能那樣做,那麼過幾年後你就會過來說,你得了癌症。為何不從現在起保持自己的潔淨呢,不僅如此,為何不為霎哈嘉瑜伽工作呢,那樣我們就在上天的國度中。
明天,當屬於上天國度的人從世界中被選中,你應該是被揀選人中的一個,為何不這樣做呢。我們只是正在浪費時間,會見朋友,與親戚吃飯,批評他人。讓我們放棄所有這些,改進我們,我們要過一種被銘記的生活,讓我們這樣想。
沒有人會認為他只剩下很少的生命,現在很難如此,你不會死,當你死了,你會再出生,這一切再繼續。為何不在一年的時間脫離這個迴圈(生閉環)呢,如果你希望的話,你可以在一周的時間內脫離生閉環。你只需要做一個決定,只是一個決定,僅僅是這樣的一個決定,你就可以獲得霎哈嘉瑜伽的巨大好處。
你應該完全交托,你沒有必須觸摸我的腳,只需要從我們的內心向我交托。有些人觸摸我的腳但是沒有在他們的心中交托,一個人必須要在內在完全地向我交托,如果你從內在完全地交托,那麼你的昆達裡尼會保持建立在你的真我原理上,就像燈的火焰,沒有任何閃爍。但是一個人必須要保持交托,在交托的狀態,這個人會感受到喜樂,祝福和對上天的認識。
霎哈嘉瑜伽是無與倫比的,獨一無二和特別的事情,請嘗試去理解並參與其中。你越多地認同自己與上天合一的狀態,你的真我原理會越多地閃耀。根本沒什麼是重要的,除了你自己變成光最重要。那些總是沉迷在無聊事情中的人建議離開這些事情,那些東西不是給他們的。我再告訴你們最後一次,請引起注意並採取明智的行動。
在我們內在,有很多邪惡的傾向,在我們內在也存在很多的負面能量,這些影響我們去做邪惡的事情,在這些負面的影響下做事,就像你自己變成了撒旦。現在,你自己決定是要變成撒旦還是變成上天的力量。現在,如果你希望變成撒旦,那就另當別論,我不是你的導師;但是如果你希望變成上天的力量,那麼我就是你的導師。但是你需要從變成撒旦中拯救你自己
首要的事情需要注意的是,在新月和滿月的晚上,在你的左脈和右脈總是有危險,特別是在這兩天,就是說,新月和滿月的晚上,你要早睡,唱完拜贊,在照片前叩拜,靜坐,班丹後把注意力保持在頂輪去睡覺。那意味著你的注意力是在頂輪你就進入了無意識狀態,那時,在那裡,給自己一個班丹,你就得到救助。在這兩晚期間應該特別注意。新月的晚上,你要特別對錫呂·西瓦靜坐,對錫呂·西瓦靜坐後應該睡覺—那是靈體—完全交托自己給錫呂·西瓦。在滿月的晚上,你要對錫呂·羅摩靜坐,完全把自己交托給錫呂·羅摩保護。Ramchandra這個詞的意思是“創造”。你要完全奉獻你的創造力。因此,在這兩天你要特別照顧好自己。
然而,在農曆的第七和第九天(根據印度的日曆“saptami” 和“navami”),你會獲得我特別的祝福。要記住在這兩天你會獲得我特別的祝福。做些特別的安排,以便你可以在這兩天有妥當的靜坐。
你要在我的蓮足潔淨過的地方集體靜坐(我去過的地方)。不要邀請別人到你家裡集體靜坐,即使跟你的親屬也不要集體靜坐,只在我告訴你可以集體靜坐的地方集體靜坐。你們也應該在我沒走過的地方長久地談論霎哈嘉瑜伽。因為在那些地方,亡靈會通過你說話,你開始自己對抗自己。我這樣說是因為即使現在你還是沒有擺脫亡靈的束縛,你還不知道亡靈何時進入你的存有開始接管你,這就是你要如何保護自己。不管何時你出去,離開家,給自己一個班丹,總是在班丹中。
如果你遇到一個額輪有阻塞的人,給他一個班丹,甚至用你的注意力就可以做到。永遠不要與額輪有阻塞的人爭論,這樣做很愚蠢。你能跟額輪有阻塞的人爭論嗎?誰是亡靈呢?千萬不要跟額輪有阻塞的人爭論,“永遠不要”。不管他說什麼都只是贊同,持續地說是的,是的,你是對的。因為不管何時我們遇到頭腦有問題的人,我們只是說:是的,是的,不管你說什麼都是對的。千萬不要與額輪有阻塞的人爭論,你也不應該與喉輪有阻塞的人爭論,千萬不要走近一個頂輪有阻塞的人!
不要聯繫頂輪有阻塞的人。告訴他首先要提升他的頂輪,你不應該有任何猶豫去告訴他,“你頂輪有阻塞,糾正它。” 頂輪要保持潔淨,如果任何人頂輪開始阻塞,那麼他要立即尋求霎哈嘉瑜伽士的幫助,“做點什麼,潔淨我的頂輪”。如果有頂輪阻塞的人跟你說話,你應該告訴他,“你是我的敵人”。只要他頂輪有阻塞,永遠不要跟他說話。
如果一個人心輪有阻塞,你要盡可能地幫助這個人。在他的心輪班丹,把你的手放在你的心輪帶他來到錫呂·瑪塔吉的照片前。一個人必須要照顧心輪,可能有時候,一個人會有心輪的問題,你應該幫助別人清潔心輪,但是很多人沒有心!他們是非常乾巴巴的個性,你對這樣乾巴巴的人無計可施,即使你想幫他,所以,你不用管他們。然而,如果他們來找你,讓你幫助,那就建議他們首先離開哈達瑜伽,然後告訴他們脫離生活中不重要的事情。他們應該被要求學習如何去愛別人,如果他們不能愛人類,那麼他們應該至少先愛狗和貓。
愛每一個人,愛孩子。千萬不要侵犯孩子。實際上,一個人永遠不要侵犯任何人,千萬不要傷害任何人。任何人都不要打孩子,任何霎哈嘉瑜伽士都不要用手打孩子,不要用手打別人,千萬不要,不要對任何人發脾氣。尤其是霎哈嘉瑜伽士不應該生氣。不要生氣,霎哈嘉瑜伽士應該機智聰明地改變一切。千萬不要生氣,你必須要禱告,一個霎哈嘉瑜伽士在日常的生活中應該是怎樣的,要去思考這個問題。
我以很多方式告訴過你們。同樣的,我們有的這個‘Anant Jeevan’組織(永恆生命),八個到十個人應該在一起,想想要怎樣做。你們都要為此做出貢獻,並為之服務。那些還沒有給出名字的人,請把名字交給Mr Pradhan,我們將要季度性出版,所有我的信件,資訊,講座都要列印出來,除此之外,如果你有任何經驗分享,也可以分享,這樣可以列印出來。不管你有什麼經驗,來自全印度各地的,有些也可以在這裡列印出來。因此,如果你有任何經驗,可以持續給他們寫信。除此以外,如果你可以寫霎哈嘉瑜伽的文章,請寫出來寄給他們列印。以這樣的方式就會有季刊,上面有些是印度語,有些是馬拉地語,有些是英文,有些是古吉拉特語。所以我們可以開始列印所有這些語言,或者一種語言一種語言列印。在霎哈嘉瑜伽中一切都發生的很慢。為此你一定要做出貢獻,訂閱季刊並從中受益。如果你有任何疑問,可以提出來,我會一起回答所有問題。我們先以季刊開始,然後再月刊,然後週刊,最後日刊,但是現在要從季刊開始。
如果你有問題,任何問題,請以我的名義給Mr. Pradhan寫一封信。不要給我寫很多信,因為我沒有時間。之後,不要說母親給他寫信了沒給我寫信,不要以這樣愚蠢的方式說話。霎哈嘉瑜伽不是為了這樣的人。你知道你們的母親平等地愛你們所有人。因為某些原因我沒有給一些人寫信。有時她給你寫信有時不寫。有時我寫信給那些根本不在意我寫信給他們的人。現在我不打算介意那些因我不寫信給他們就感覺很不好的人。我對這些人已經足夠關心了,結果是那些邪惡的人一直這樣,而且從未改善,我們一直受擾。
那些我已經耐心地認為他們可以提升的人沒有任何進步,還是保持邪惡,他們沒有轉化一點點,讓我們痛苦。因為我已經決定在迦利瑜伽時期沒有人類會毀滅,我不會折磨任何人。我已經給了他完全的自由,或進地獄,或接近上帝。我已經給予了你們完全的自由。如果有人想進地獄,那麼我會說加快腳步,這樣我就從你那裡擺脫了。這樣的安排我也做了,如果你希望進地獄,那麼我已經為此做了安排,如果你希望來到上帝的蓮足前,也為你做了安排。所以我告訴所有那些折磨我的人,打擾我的人或者令我痛苦的人,我已經付出了足夠的耐心,現在如果任何人麻煩我或者打擾我,那麼我不得不清楚地對這樣的人說,現在我們跟你沒有任何關係,你應該離開霎哈嘉瑜伽。
這些人,離開霎哈嘉瑜伽後顯現了真正的面目,再次來打擾我們,他們的真實面目被暴露。但我要告訴你,你要想想自己的幸福。沒必須跟隨他們進地獄。想想你自己的幸福,沒必須跟任何人爭執。他們跟之前的他們一樣,轉化他們是非常困難的,因為他們是邪惡的。那些好的人,他們剛開始也象這些邪惡的人一樣,但是非常容易被轉化。那些邪惡的人不可能被轉化,我已經明白了這一點。我已經很累了,但這樣的人還是保持他們原來的樣子,你根本不可能轉化他們。我不得不要求你們,不要跟這樣的人有聯繫,逐漸地他們會離開霎哈嘉瑜伽。他們在這裡是因為他們想破壞你已經完成的,你要從這樣的人中救助自己,獲得你的能量。
。。。音訊聽不清楚大概兩分鐘。。。
所以,所有那些認為他們非常聰明的人,如果他們想進地獄,我可以給他們發去往地獄的票,這都在我的控制之下。所有那些希望進入地獄的人可以從我這裡拿票,我願意給票。那些想進天國的人,我也可以發票。票務員可以發任何目的地的票,但是票務員會告訴你,如果你要走這條路線那麼將會脫軌,立即,到了那,你的。。。聽不見聲音。。。將會斷掉,從那裡沒有回程,你不可能從那裡回來,沒有從那裡回來的票。這就是為何我告訴你,但我不會講太多關於地獄的事情,你們都知道地獄。
我已經告訴你們所有關於這個,這樣你們就能保持工具潔淨,要總是保持你的視野在更高的層面,你不要把你的視野保持在低位,而是要提高,你必須要提得更高,千萬不要向下看,你必須要提升得更高,每一步我都與你在一起,每一個地方,任何地方。不管你走到哪裡,在任何地方,我都與你同在,完全在一起,親身與你在一起,以我的靈體和我的語言,完全地與你在一起,這是我對你的承諾。但是那些希望去地獄的人,他們也會被吸下去,這也是被安排的,因此要小心,追求更高的生活。
現在,我要去倫敦了,當我回來時我想看到你們每個人都至少給十個人帶了自覺。給他們打電話,開放地與他們談霎哈嘉瑜伽,不要感到害羞,告訴他們關於霎哈嘉瑜伽是怎樣的真實,霎哈嘉瑜伽是宗教的真理,這是真實的。聚集人們在一起,不管你在哪裡發現他們都跟他們談。你們每一個人都要帶著照片,每個人都應該把照片給十個家庭。每個人奉獻十張照片是很好的方法。把這些照片送到十個這樣的家庭,在那裡照片會收受到尊重,受到崇拜,霎哈嘉瑜伽可以被接受。
通過這樣的方式我們可以傳播霎哈嘉瑜伽。我們不想有太多公眾資訊,因為不管何時我們公眾宣傳都會有卑劣的人被吸引,好人沒有到來。因此,最好始終為霎哈嘉瑜伽服務,讓你自己值得獲得霎哈嘉瑜伽(靈性上)。願上帝祝福你。我完全的祝福與你同在,我的心,我的精神,我的身體總是致力於你的服務,我甚至一刻都沒有離開過你。不管你何時在任何地方想起我,只是閉上眼睛,那一刻我會帶著所有的力量與你同在,‘Shankh,Chakra, Gada, Padma Garud layee siddhari’(就象主克裡希納騎著他來自Dwarika的神鷹,帶著他所有神聖的武器– Shankh, Chakra, Gada, Padma,當德勞巴底(印度史詩《摩訶婆羅多》中一女子)叫他時—我將立即出現在你面前)即使一會兒我也不會遲到,但你必須是屬於我的。這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你屬於我,那麼我瞬間都不會遲到,我會來到你面前。讓上帝祝福你們所有的人並賜予你們智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