壽辰崇拜 印度德里 2002年3月21日 New Delhi (India)

壽辰崇拜
印度德里‧2002年3月21日
 
我在告訴他們愛,大能的神無所不在的愛,是祂創造一切。整個氣氛在這裡,整個愛的感覺也在這裡。只有純真如小孩的人才能感覺到。若你有很深的恨,沒有人可以救你。你可能有十個理據來顯示你的恨是合理的,還會做任何事來證明你的恨是合理的。
 
在我們的國家(印度),有些人是非常…印度應該是個很樸素,很和平的國家,卻有些人只相信殺戮,殺死這個人,殺死那個人。
 
即使在這個不相信這些事物的國家裡,長久以來,也沉溺在各式各樣的暴力之中。基本上,我們都是相信和平的人。因為沒有平安,就不能成長,必須有完全的平安。若你心中有平安,平安包圍著你,你就能成長為漂亮的國民。不是出於恐懼,也不是源於壓力,而是來自內在。若你心裡擁有完全的平安,你不單對任何事都不懼怕,還會散發平安,給予平安。任何人走近這個人也能取得喜樂,感到喜樂。
 
你們都是霎哈嘉瑜伽士,全都得到自覺,你們的靈現在都發出平安和喜樂的生命能量。不管你們身處何處,都會散發平安的能量,亦會創造平安,你可以找出任何途徑來創造平安,建立平安的氣氛。我們必須成長至可以創造平安,給予別人平安,成為平安的榜樣,這是非常重要的。
 
我真的不敢相信,在德里,有那麽多已有自覺的靈,我從來沒有期望可以這樣。首先,我必須等待所有人擁有正確的思維去明白我的工作。因為國家的分裂,很多人失去性命,失去財產,我曾經面對這種情況,我親眼看到,他們就是…就是不能原諒別人。
原諒別人是明白別人的痛苦,別人的麻煩的最佳方法,你要發展這份深度。若你能發展內在的平安,能藉由上天的愛而心境平靜,就能取代憤怒,取代報復,那麽你就什麽也不用做了。你只擁有平安,現在,在你的心裡,你只感到平安,你是平安的人,不容易受到騷擾。你從來不會因為發怒,因為令別人的情緒受到困擾而要解釋,你不用這樣做。你已經超越所有憤怒,超越愚蠢的仇恨。
 
向未有自覺的靈解釋是非常困難的,因為若我這樣說,他們不會喜歡。若他們有自覺,我們就能與他們溝通談話。
 
所以你最好還是把霎哈嘉瑜伽傳開去,向錫克教徒、穆斯林、基督徒,四處傳揚開去,特別要向印度教徒傳揚霎哈嘉瑜伽。因為我發覺,現在的印度教徒未能掌握理解他們的國家和他們國家的文化,這就是為何他們只是報復。我不懂這種報復,但該怎樣做?人們已經到達這個層次,這個低層次,在這個層次,他們懂的事情不多。
 
例如,現在他們不想其他人在某一處地方建造羅摩廟宇,只因為這些「其他人」不是霎哈嘉瑜伽士。我不能對他們說這是羅摩出生的地方,因此我們必須絶對尊重祂的降世。若這是羅摩的出生地,我們就能感受到生命能量,那麽為什麽只因你不想他們這樣做而否定事實和真理?與他們談話是非常困難的。
 
要理解的是巴巴(Babar)為我們做了些什麽?誰是巴巴?他是外國人,這地方甚至不是他建造的,不是,是某人…一個軍人建造的,所以他們稱這裡為Babri Masjid(Babri回教寺院)。
 
讓我們看看什麽發生在這個巴巴先生身上,他已經死了,他來自海外,甚至不是印度人,不要緊,他不是在這裡出生,我的意思是他與這個地方沒有任何關連,我肯定知道,你們也知道,就在當下此刻,我們能用雙手感覺到這是Babri Masjid,是羅摩出生的地方。
 
現在,若你想在這裡建廟宇,有什麽不妥呢?若在這裡建造廟宇,什麽會發生在他們身上?我的意思是這是有關尊重和感覺的問題。我有唸誦羅摩的名號,每一個人都唸誦祂的名號,因為這樣做令人感到慰藉,感到舒適。人們看事情的方式…非常困難,你沒法與他們溝通。
 
現在他們在說另一件荒謬的事情,我們在喀什米爾有一條穆罕默德(Muhammed-sahib)的頭髪。有些人說這不是祂的頭髪,你怎樣知道?你用什麽標準來決定那是誰人的頭髪?實際上,你會感到很驚訝,當我到喀什米爾,我們的車正在走某一段路,忽然我感到巨大的生命能量,所以我問司機︰「為什麽不把車子往那邊走?」他問︰「為什麽?」「因為我想到那裡。」他說︰「那是一段舊路,很少人住在那裡。」「不要緊,往那裡走吧。」
 
我們越走越近,那裡有一些穆斯林的房子,我們叫他們,問他們︰「這裡發生了什麽事?」他們說︰「這是Hazrat Bal(神聖的頭髮)。」即使只是這個名字已經令你感到平安,這是穆罕默德的頭髪。
 
現在印度人不想認識祂,穆斯林則不想認識羅摩,這是很令人驚訝的。他們都擁有自己的店舖,出售自己的物品,但他們不知道,不管他們出售什麽,也和別人出售的物品一樣。例如,他們說︰「安拉(Allah)。」「誰是安拉?」根據霎哈嘉瑜伽,安拉是毗濕奴(Vishnu),毗濕奴也曾以羅摩(Shri Ram)的形相降世。所以他們稱呼的安拉即是羅摩。只有霎哈嘉瑜伽士明白。當我在說話,若你張開雙手,你會因感到生命能量而驚訝,因為這是羅摩,衪就是安拉,就是那位你想以你的愚昧令祂受辱的神祇。
 
所以這可能是對穆罕默德(Muhammed-sahib)或印度人的愚昧。印度人也不明白,不知何故,他們知道這是羅摩的出生地,就是知道,必定是有人告訴他們,又或許…我不知道他們怎樣知道,他們不懂生命能量。我並未遇過太多有生命能量的印度人,我的意思是你們叫作原教旨主義的人,他們從未擁有生命能量。所以我常常感到奇怪,他們是怎樣知道這是羅摩的janma bhoomi(出生地)。或許因為某些原因他們知道了,他們卻沒法證明。問題是若他們是有自覺的靈,若我們的高級法院的法官是有自覺的靈,若我們的內閣是有自覺的靈,你可以與他們談及這些。但他們全都是 — 我該怎樣說?他們全是完全閉塞的人。怎樣告訴他們這些爭論都是荒唐的?建造羅摩的廟宇是絕對妥當的,不管你說什麽,問題出在他們必須先有自覺。
 
就在此刻,當我們在談話時,看看,並沒有足夠的人得到自覺,你們全都有自覺。有人告訴我,他給了mahantas自覺,mahantas應該是聖人,他們每一個。一旦他們得到自覺,就會被揭露,所以他不知道對 mahantas該怎樣做。這樣的情況可能發生在任何人身上,甚至發生在基督教會,或猶太人,在每一處,你都發現這是問題。若你給他們自覺,他們就會被揭露。那麽,騷擾對自己有信念,以為自己是非常偉大的人有什麽用呢。
 
現在你唯一能評價他們就只能透過生命能量。因為出於愛,我不能告訴他們︰「你們不是有自覺的靈,因此不能談論羅摩或穆罕默德,衪們遠遠超越你們。」
 
現在是有見識與沒有見識的人之間的問題,之前是有很大的鴻溝。只有一個人有自覺,所以其他人用石頭抛他,打他,做著各種類似的事情。但現在你們人數很多,因此,若你在任何地方說你的事情,即使在台上,也沒有人會聆聽你。
 
我只要求你一事,給人自覺,越多越好,不是給所謂靈性的人自覺,因為他們會被揭露,給他們自覺有什麽用呢?
 
這很普遍,很多人告訴我︰「我給自覺牧師,他被人揭露了。」「即是說什麽發生了?」「他被人揭發,母親,他入獄了。」「啊!這太過了,有自覺後,他進監獄。」
 
所以這是問題。在愛中,你不會有這種偽善。愛 — 你要有純潔的品格,必須潔淨自己,你要改變。若你仍然憤怒,仍然貪婪,仍是這樣,愛是成就不了,它不會成就。
 
以神聖的方式愛人要先明白純真的價值。為何我愛孩子?因為他們純真,他們都沒有那些品質。就像我們的國家在這些日子裡,傳染病 — 貪污的傳染病 — 傳染病,這並不簡單,任何你遇見的人,你遇見的第三個人,就有貪污傳染病,為什麽?因為他們想要錢,好吧,那麽他們怎樣用錢?他們不懂怎樣把錢藏起來,所以他們把它放進某種罐裡,不管如何,錢就是丟失了;不然,他們被人逮到,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為何有這種貪婪?」富有的人比窮人貪婪得多,因為窮人至少還對神有點懼怕,但富有的人卻很貪婪,他們追逐這,追逐那,沒完沒了。我們國家有這種新疾病形成是很令人驚訝的。因為這種疾病,即使在霎哈嘉瑜伽,有些人也從霎哈嘉瑜伽中謀利。貪婪是來自右脈,你開始為此辯解。就右脈而言,愛是沒有位置的。
 
現在貪婪已經很嚴重,在摧毀整個國家,我們永遠沒有進步,永遠不能有任何成就,因為每一處都有貪婪,人們只是拿取。若你愛你的國家,若你對國家有份愛,你不會這樣做,但愛卻丟失了。他們愛 — 我不知道他們愛誰,他們愛他們孩子的方式是在摧毀孩子的人生。
 
愛並不局限,愛是要無限的,無限的愛能維繫全世界。就是這份力量,這份力量已經在運作,唯一你要做的是成為它的代理,成為能與愛溝通的人。你有權擁有這份大愛,你能把它傳遍四周。但我發覺即使是這裡,人們只想著錢,錢是愛的敵人,我向你保證,若你對錢感興趣,你在霎哈嘉瑜伽永遠不會有進步。
 
我是無藥可救,我同意,我不懂怎樣對錢感興趣,人為何那麽關注錢?人們笑我︰「很簡單的事情你也不懂,即使只是數數錢。」我說︰「我懂,我可以這樣對你說,這裡有多少錢,我不感興趣,有那麽多令我感興趣的事情。」你看看孩子,你看友善的人,全世界有那麽多美麗的人,美麗的事物,為何要放太多注意力在這無用的東西上?它來了又走了,至多…我要說…這裡有引人入勝的事和物。
 
我認為印度是最差勁的,他們說印度是最腐敗的國家,我也不知道,我從未見過這種事情發生,但必定是真的。在這個場合,這個吉祥的日子,你應想,錢是毫無價值,你會很驚訝,你從不受錢所沾污,絶對的。有一事你要在霎哈嘉瑜伽裡知道,就是錢是沒有價值,對錢不感興趣。你的「錢」是你能令多少人來霎哈嘉瑜伽,帶多少人來霎哈嘉瑜伽,有多少人能得到這份喜樂,你並沒有購買它,沒有人要購買它,它是免費的,四處流通,它是那麽令人喜樂,你對錢還有什麽要求?沒有。擁有金錢 — 就會頭痛,恐懼,出各種問題。
 
與霎哈嘉瑜伽並行的,人生應是自由的,完全的自由和享受,沒什麽要擔憂,沒什麽要依賴錢。我見過人們活在很貧困的境況,卻極之快樂,極之喜樂;那些很富有的人,特別是外國人,富有的人,他們有抑鬱症,出各種可笑的境況,他們自殺,為什麽?若錢是萬能,為何富有國家的人會自殺?他們能得到什麽?看,他們每時每刻都只想著怎樣追潮流,因為若你沒錢,又怎能跟潮流走,現在潮流是那麽普遍,那麽普遍,人們因此追逐潮流,若他們跟不上潮流,就以為自己出毛病,有點…你不會這樣,因為你是霎哈嘉瑜伽士。
  […]

母親在壽辰慶典中的講話 New Delhi (India)

Birthday Felicitations. Delhi (India), 20 March 2001.
Sir C.P.’s Talk:
I recall that one day in 1970, She told me, She said, ‘I’m now going to devote Myself to Sahaja Yoga.’ I said, ‘What’s that?’ But She said, ‘You know, I want to promote a movement of tranforming human beings.’ So I looked at Her in amazement…. I said, ‘Transforming human beings? Are you sure.’ She said, ‘Yes, I am.’…
She began with a small number of Sahaja Yogis and the number has grown and what a wonderful gathering we have here now…. […]

濕婆神崇拜 New Delhi (India)

濕婆神崇拜 印度浦尼 2001年2 月25日
鍚呂瑪塔吉女士講話摘要
 
 
今天我們在這兒慶祝偉大的濕婆神 (Mahashivarati)。我們可以明白至高神(Shri Mahadeva),這是我們極大的特權。除非你已經得到自覺,否則你將不能明白至高神偉大的品格、個性及能力。
 
我們需要非常謙卑才可達到至高神的蓮足。你也知道人們需要穿過頂輪才可達到這偉大神祇的蓮足。祂是超越的──超越我們所有的概念。祂是靈存在於我們的心內;當你得到你的自覺時,正好反映了這情況。
 
寬恕及毀滅
祂的第一種能力就是:祂是寬恕的神。祂寬恕我們許多的罪惡……包括破壞性的活動,以及我們嘗試為各人製造難題的思想──而祂的寬恕只是到某一程度。但是祂卻擁有最大的能力去毀滅。祂的毀滅來臨得非常突然,因為祂支配所有的元素」,包括了母親大地。祂可以消滅一切祂想消滅的,假使祂發現有問題的話……。
 
地震是由祂而並非由我安排的。我在此並非為了毀滅。祂看著在這地球上發生在人類身上的事情。在古吉拉特邦(Gujarat)發生的地震,其破壞並未發生在霎哈嘉瑜伽士進行過崇拜及火祭的地方。在法國也有類似的破壞發生在教堂。這就是介乎於你們母親的保護及全能天主的激怒之間。祂可以是非常具毀滅性的。雖然祂非常慈悲、極之仁慈及平和,但你們須留心祂的能力。
 
所有祂的能力是用來保護我的工作……這些能力的運用非常廣泛,這是為了向世人顯示他們不可妨礙靈性的工作。這必須是真正的靈性工作,而非假導師的工作。只要你具有真正的靈性,上天的保護將與你常在,而濕婆神亦將充滿喜悅……而祂所給予你的亦會較你所能想到的更加美好。
 
祂是寬恕的源頭。假如你心存寬恕,祂便存在你們心內。相反的話,你會慢慢地患上非常難癒的疾病。
 
野心及支配
野心勃勃或使人受虐的人會得到心臟病;對於荒唐的事物過於容忍、過於溫順及受驚的人會得到心絞痛。最終他們會產生罪疚感,並會過著庸庸碌碌的生活……。
 
為著靈性而容忍是沒有問題,但不可因為你們畏懼而容忍……假使你們是霎哈嘉瑜伽修習者,你們實在不必害怕任何事物。因為充滿畏懼的心會變得衰弱。
 
在印度,有些男士壓迫他們的妻子。若你相信永恆的生命、靈性的生命,你便不應受到荒謬的暴行所控制……。你們真正需要解放印度的女性……由於她們不知道自己的價值,她們患上了可怕的疾病及精神病。至高神會懲罰這些不平衡的情況。
 
祂非常仁慈,祂會照顧受苦的人。同時,祂會嘗試懲罰使人受苦的人。祂的本性是幫助消滅野心勃勃的人。祂不談論靈量,不談論自覺,只是懲罰那些人……。
 
凡此種種,須以正確的洞察力來看待。當然祂會保護;在更多的情況下,祂會去毀滅……祂保護整個大自然。祂是那位帶來……靈性的喜悅的神。但假如你試圖變得野心勃勃,祂便會來毀滅。有時祂會交予更多的長長的繩索去施以絞刑……。
 
在西方,女性正支配著男性。她們並不謙卑。她們不去愛,常常與她們的丈夫辦離婚……她們不懂什麼是愛。在印度,男士不懂如何愛慕及尊重他們的妻子──他們的終生伴侶。結果便是巨大的天譴……恐怖的疾病……及困難……會在這些男士身上發生。假如你野心勃勃,你會受到至高神第三眼的監視。假若你對你的從屬或兒女有任何侵犯的行為,「這位震怒的神會看到,你將受到祂毀滅的詛咒。
 
知識的源頭
但祂賦予我們像喜瑪拉雅山的高度;祂令人類極之美麗,非常高尚;祂希望人們可以互相愛護。人與人之間必須存有純真的愛。祂賦予你優雅及甜美的態度去對待別人。假如你沒有這些品質,你便是走向錯誤的方向……祂賦予你高度及深度。假若你崇拜祂的話,你會發展出這種高度,你便如旁觀者觀看整個世界。祂就如一位Sakshi-swarupa,一位旁觀者觀看這個世界。祂就是……純粹的知識。也許你得到自覺,這很好;也許你感覺雙手有涼風,這也很好;但你有這種知識嗎?我必須告訴你什麼是自由的意義;那隻手代表什麼;什麼是能量…祂就是那種知識…最高程度的完全知識。
 
所以祂就是知識的源頭。不謙卑的人不可以獲得這種知識。傲慢自大的人和沒有技巧地、甜蜜地以及優美地與別人相處的人,並不會被祂祝福。他們在生命裏什麼也達不到。我們應當要達到些什麼?不是你的權勢,也不是你的財富;並非這些外在的東西──但你應當去獲得慈愛的心……假如濕婆神在你的心中,你將以非常美麗的態度愛每一個人。也沒有任何關於愛的荒謬觀念;只有純真的愛……為著所有人。有著祝福……所有你的嚴苛會離去。
 
爭鬥乃違反濕婆神
若你有少許的能力,你不應錯誤運用這些能力。看看濕婆神,祂具有那麼多的力量。若祂錯誤地運用祂的大能,這世上將再無一根草存活。你們知道嗎?你們是多麼的罪孽深重、多麼的自私。但祂仍然賦予你們機會……祂非常慈悲,也極之慷慨。
 
現在假設有些人住在沙漠,他們都是非常善良的人……祂會為這些人製造綠洲……假若他們追尋靈性,假若他們作崇拜,祂會作所有事去令他們快樂。但人類是那麼愚笨,還以神的名義持續地爭鬥。濕婆神降臨在以神的名去鬥爭的人中間,並以祂的三叉戟擊倒他們。你們不要以神的名鬥爭,你們需要去愛及體諒。以神的名爭鬥是荒謬的事情……這樣是非常非常危險的。所有以神的名鬥爭的人都會被毀滅。這是自我毀滅的行為……。
 
你們不用容忍荒謬的事情……但你們應當去愛人們,去散佈你們的愛。這種愛慢慢地能走遍……整個世界;然後我就看見我的夢想成真。假若有戰爭、有仇恨、有各種的侵略,這些都是違反濕婆神的,這樣作為的人將會被消滅……假若他們總以金錢掛帥,非常重視物質,他們只喜愛金錢的話,這樣的人將會全部被消滅──這是無可置疑的。
 
得到濕婆神的愛與祝福
人不單要謙卑,也要……極之慈愛……當你愛一個人的時候,你便想幫助那人。我曾令自己受過傷害。我曾嘗試去幫助某些人而他們卻欺騙我。那又怎樣?這就是他們的本性,而他們亦被消滅了。我可做什麼呢?我沒有要求他們欺騙我……。
 
我並不希望任何人會被消滅。我愛我的創造。若他們具破壞性的時候,我便沒有任何方法保護他們,因為另外有一巨大能量要消滅他們。可以見到,我是完全處於無助的境況中──有時候,我有這樣感覺而又不知道如何去表達。但霎哈嘉瑜伽士必須明白,當你們得到濕婆神的愛與祝福,你們會變得極之慈悲,極之慷慨,非常非常的可愛,如赤子般純真……。
 
你會驚訝你的純真如何受到保護。假若你是純真的話,你根本不必擔心。濕婆神第三眼的力量正看顧著你。無論你往那兒去,祂都跟你一起。這並不意味你變得愚笨……及不切實際。所有的事情會由濕婆神的力量接管。因著祂的指引、祂的愛、祂的慈祥,你可以看到你生命的每一步伐。但你首先要留心你的步伐──你是否野心勃勃?你是否使人煩惱呢?你有否對別人說些難聽的說話?或者你是否謙卑?你是否溫柔?假若你仁慈,祂會非常喜悅。
 
自然的律法
在自然界中,祂的法令主宰一切。自然界的一切是那樣井然有序。它們生活在互相了解之中。老虎被尊為百獸之王。自然界存在著這種紀律,這種對約法的理解。我對濕婆神如何管理動物界感到驚訝。
 
你從未聽過動物會示威或有大型的地下組織。你亦未聽過動物會偷竊。你試想想:我們來自動物界,但是我們卻連動物也不如。假若我們有著那些可笑的「戰鬥」念頭,我們又如何可以昇進?……動物之間雖然有時也會互相打架,但是牠們不會發動集體的攻擊……但只是很輕微的搧動,我們便會聯群結黨開始搏鬥。我們應像動物一般明白自然的律法。
 
正是至高神(Mahadeva)掌管著所有要被遵從的自然律法。祂為了我們作了美好的事物。因著四季轉易,祂創造美麗的花朵。祂創造一切賞心悅目、充滿喜樂、美麗的東西……祂讓我們看到自然所賦予我們的一切,並嘗試去讓我們像天真的小孩一般喜悅、快樂及享受一切。但當我們傲慢的時候,我們便對所有事情產生抗拒。
 
明白愛的優美
你如何去表達愛,如何去談論愛,這是重要的事情。先開始向你的妻子表達及談論你的愛,然後再向你的兒女及其他人。有時候我們是那麼愚笨──我們愛整個世界,但卻未能愛自己的妻子。
 
在西方,有時候人們愛妻子是因為懼怕離婚。愛裏應無怯懼。那只應是自由的愛,沒有任何怯懼或侵擾。去享受那純粹的愛,這就是人類正缺少的……。
 
當那一天來臨的時候,那時人類會明白愛的優美,然後花兒從天國降落在我們的身上。那將會是一個非常的日子──當至高神能夠閉上祂的第三眼,而祂的心內充滿平安──這就是我的夢想。
 
你們的將來就是要看看你可以如何平和地對別人說話;你可以如何甜蜜地去愛別人;你可以為別人付出多少。當你買禮物的時候,不論那份禮物的大小,它應顯示你的愛,而非你的錢財。
 
對霎哈嘉瑜伽士而言,重要的是學習你的生命就是愛;靈性就是愛;愛不會期望什麼。」有些人建立偉大功績,他們為此認為自己是偉大的──這樣只滿足了他們的權力慾,而非出於他們的愛。
 
所以當你做事的時候,你必須知道這只是滿足你的靈、你的愛;而非為了任何利益或任何形式的權位。假若你具有無依戀執著的愛──他們稱之為virakta,沒有任何人可以去測試你。你有這種無依戀執著的愛,你就會享受這種愛……。
 
人必須以愛的語言去說話。動物明瞭愛,我們向牠們學習去明瞭愛。錢財及權力並不重要。我們是不同的。我們是人類之中的瑰寶,我們必須閃亮,必須去除我們內在的糟粕,就像切割過的鑽石一般,看起來是那樣非常非常的不同凡響。
 
至高神的特質
我唯一的願望,假如我有任何願望的話,就是嘗試跟隨至高神的特質;祂是如何的偉大;祂是如何的無執著母掛礙……祂與骨頭此類的東西生活在一起。祂並不介懷祂身處何方和祂與什麼生活在一起,祂身無長物……我們必須像祂那樣無掛礙。同時,你們也要像祂非常慈愛,極之慈愛,像祂那樣心裏充滿對別人的愛,像祂那樣看顧別人。
  […]

壽辰崇拜 New Delhi (India)

壽辰崇拜   印度新德里  2000年3月21日
 
 
我心中充滿喜樂,我很感謝令這地方變得很漂亮的霎哈嘉瑜伽練習者,我不能想像他們為此要多辛勞地工作,令這地方變得這樣漂亮,這樣寧靜。在霎哈嘉瑜伽中,人們在互相尊重,相親相愛的情況下一起工作,成就了一些不可思議的事情。這裏曾是一遍荒野,你們卻把生命力及光帶來。你們為我慶祝生日,我不知道我的生日有何重要。但你們卻真正顯示了對我的諒解及尊重,我唯一可以做的只有珍惜。我不明白我為你們做了些什麽,令你們為霎哈嘉瑜伽付出那麽多。今天是很吉祥的日子,我們稱為色彩節(HOLI)。這天我們在享受色彩節,這顯示我們之間的愛及合一。
現在是時候要真正明白愛的價值,明白我們要尊重別人。一直以來,我們所有的理論及觀念都建基在人類不用相親相愛的原則上,人類只會想到控制別人,互相憎恨,互相搶奪。一直以來都有這種錯誤的想法,那就是為什麽所有人們建立的組識,都阻礙及污染一些正確的價值。
只有一個途徑令我們真正認識我們是誰,就是認識我們自己。當你認識自己後,你會很驚訝,你最出色的地方就是懂得去愛及被愛。當你完全克服你的自我,你便能絶對享受群體的愛。
在霎哈嘉瑜伽中,這是很簡單的,它在很簡單的情況下成就了,這很自然。要長成懂得愛是非常重要的。我很高興你們從世界各地來到這裏,有來自德里,有來自印度各處,來享受你們之間的愛及互相的了解。
我並沒有期望在我有生之年能見到一個充滿愛、信任、和平的美麗世界。但今天,我真的要說,我們有能力做到。作為所謂「人類」,一般都是非常自私、自我中心及只關心自己。但很驚訝,你們通過得到自覺,明白自己,認識自己,你自己明白內裏是何等富足,何等偉大,何等有能力,這種理解已經來臨並在如此美好的情況下顯現出來。
霎哈嘉瑜伽的集體需要時間慢慢成長,慢慢成長,你們也曾慢慢成長。但今天,我要說是它已達到一定的高度,令人們很難離開。
當你認識自己,當你知道什麽是實相,什麽是絶對的真理,你只會完全溶化在這真理中。當然,你們不是一般人所認為的博學,你們是真正「博學」的有知識,因為你們明白你們內裏擁有的是愛的巨大力量,是理解力的巨大力量,是一體的巨大力量,是整體的巨大力量。這整體力量成就奇蹟,給予我們整體的喜樂。我們再沒有敵人,沒有問題,我們都成為整體。
這整體在你身上展現的喜樂,就像波浪拍打海岸。到達岸邊後,再回到大海,創造出美麗的圖案。我發覺那漂亮的圖案已在你的生命、你的生活方式、你的言行舉止中顯現出來。一種很獨特的人種就坐在我面前。我真的非常感謝你們,接受這內在的知識,並與別人分享。你們明白自己,這是非常出眾的,只有人類才可以做到。
那裏有顆價值不菲的鑽石,但它不知道自己的價值。那裏有一些狗,或一些動物,牠們可能是這樣那樣的,但牠們不知道鑽石是什麽。除非得到自覺,人類也同樣不懂得自己的價值。得到自覺後,他們忽然知道自己是誰,忽然變得很謙虛,很有愛心。
例如有人知道自己是國王,或發覺自己是偉大的音樂家,或是首相,或其他的。他感到自己高高在上,他心中只有自己。但當你擁有真我的知識,你便與其他霎哈嘉瑜伽士合而為一,一起去享受。這是很不可思議的,這怎能做到?你們非常享受一起共處,並為這集體做點事,你可以奉獻你自己。
以我七十七年以來的經驗,可以說經歷過各式各樣的事情,遇見過各種各樣的人。儘管如此多經歷,在我面前展現的,是非常美麗的蓮花,它們如此芬香,如此美麗,如此鮮豔,如此吸引。
這全因為我們內裏有一個價值系統,我們與生俱來已有很大的愛及慈悲。這慈悲你們要好好地明白及享受,你們會跳進慈悲的海洋,那樣美麗。你會驚嘆自己自動懂得游泳,你也能在這海洋中遇到其他人,沒有任何問題,沒有任何煩惱,所有人都享受這愛的祝福,這慈愛,這上天的愛……。
我真的衷心恭喜德里人,他們為你們的逗留作出這樣美好的安排,這美麗的會場及在會場外面妥善的安排。我真的很感謝他們,我完全沒有參與。他們怎樣一起工作,他們沒有爭吵,沒有背後的指責,沒有這些東西。這很驚奇,他們創造出這樣美麗的東西,這顯示他們在霎哈嘉瑜伽已經成熟,我必須一次又一次的恭喜他們,在這短時間內完成這偉大的工作。
 
願神祝福你們。 […]

濕婆神崇拜 (New Delhi)

濕婆神崇拜
濕婆神崇拜 印度德里 1983年2月11日 我很高興你們全都能適應 這狹小的空間 當有愛和體諒 小小的空間能容得下很多心 不過 沒有寛宏的心 不管你拿到什麽 都是不足夠的 今天 我們要敬拜我們內在的 ShivTattva principle Shiva 即濕婆神原理 對所有霎哈嘉瑜伽士 這是很重要的 因為濕婆神是我們 最終要到達的目標 濕婆神是我們靈的代表 所以成為濕婆神是一切的最終目標 其餘的都已被創造 就如毗濕奴原理(Vishnu tattva) 和梵天婆羅摩(Brahmadeva) 只為創造人類 令人類進化 最終帶領他們到達濕婆神 這是最終 但人類卻過分牽扯入 梵天婆羅摩原理 因此即使要進入 毗濕奴原理也有困難 他們牽涉入創造我們的五大元素 即我們內在最外圍的存在體 所有輪穴都有最外圍 我們可以說這只是運送工具 在霎哈嘉瑜伽 最根本 最重要的欲望是要成為靈 作為霎哈嘉瑜伽士 我們要內觀自己 我們是否有這份欲望 又或我們仍在很多其他欲望間徘徊 最大問題出在臍輪 不管是東方或西方 有些人仍渴望追尋基本的食物 這是很令人詫異 即使在霎哈嘉瑜伽 臍輪 接著 仍有一些人對財產 和金錢很有意識 當他們成長得越來越精微 但不執著不依戀 仍未能在他們內在發展 它變得精微 當你長得越精微 執著就變得越精微 很難走出來 特別是那些在霎哈嘉瑜伽成為領袖 或很接近霎哈嘉瑜伽的人 他們常常受到襲擊 襲擊或許來自 他們的丈夫 妻子 兄弟 姊妹 兒子 孩子 類似的人 情況變得更壞 因為這類受襲擊的領袖 他們想用微細瑣碎的事物 令神祇不高興 我們要理解 有這些言行是因為 你已經變得更精微 昇進得更高 那麽很自然 負面力量就來襲擊你 前線常常受到襲擊 不是在後面的人 在前線的人常常受襲擊 因此 他們對自己的言行 要非常小心 若有狡猾的人 他會變得狡猾 精微地狡猾 他的行為不謹變得相反 他的狡猾會變得更精微 若他是吝嗇的傢伙 會變得精微地吝嗇 若他是自我中心的傢伙 會變得精微地自我中心 要擺脫你內在這些事物 你要走向另一面 例如 若你是吝嗇的 就要非常慷慨 放棄你擁有的一切 不要計算 不要談錢 不要擔憂錢 若你是很浪費的花錢 過份沈迷 就要有相反的行為 除非你能與這些行為並列 不然你是不能擺脫這些事物 就如若你脾氣差 就要變得溫和 若有人打你 沒問題 不管如何 你也說沒問題 你就是這樣擺脫你 那些越來越精微的習慣 還有另一方法處理 要保持警覺 當你有警覺性 開始把自己 與你的習慣分隔開 你就能明白為何有這樣的行為 噢 我明白 我認識你 十年前 在我有自覺前 我知道先生你是這樣的 與這些行為並列比較 並抛掉它 就如負面的 偏左脈的人 不管你為他做什麽 他都會變得越來越精微 忽然 若是女孩 她會毫無原因下哭泣 感到悲傷 若是男孩 他會想 分析 精微地 變成霎哈嘉瑜伽的分析師 他們要做的是站在相片前 看看反映 這是另一個已死的人 為此開開玩笑 或向它叫喊 按情況而定 若它是富挑釁性 最好是開它玩笑 因為它是愚蠢的 若是專橫的傢伙 就向他叫喊 你想怎樣 為何要這樣專橫 所有這些事情 你要明白 都令你離開實相 你的存在體要得到潔淨 只有得到你的幫助 我才能做到 很多人說 母親 你是全能的 對 我的確是全能的 我能成就萬事萬物 唯一我做不了的是我不能 壓制你的自由 這是事實 我不能超越你的自由 當我不能超越你的自由 你要自己跨越 若你自由的進入內在 我就會賜予你所有福佑 若你想留在外面 我不能用槍指著你 要你走進內在 不 這不是成就事情的途徑 霎哈嘉瑜伽士面對一個障礙 就是他們必須知道 每時每刻你是自由的 很自由 就面對負面力量而言 你越自由 你的情況就越差 就如有四個人圍繞著你 他們會先受到襲擊 很自然 你能明白前線是最先受襲擊 不是站在背後的人 雖然根據法規 襲擊是來自背後 因為所有可怕的 負面力量應來自背後 但他們很聰明 他們知道背後的人 有時會離隊 不用襲擊後面的人 他們嘗試襲擊前線 那些以為自己掌管負責的人 要非常小心 小心自己的言行 小心他們該怎樣負責 怎樣把事情做好 若他們在精微層次 仍保持舊習慣 或他們只是與它對抗 小心是很重要的 你就是要這樣明智的管好自己 一旦你變得不執著 在思維層面 從這些事物中抽身而出 我就會在靈性層面照顧你 在思維層面 你要有邏輯的結論 我要對抗這些荒唐的事物 我要對我內在的荒唐保持警覺 濕婆神原理是純真 絶對的純真 它很有力量 極之純真 要達致它唯一的秘訣是取悅 只是取悅 若你取悅濕婆神 想取悅祂的可能是惡魔或是什麽 祂會賜予各種本願 對惡魔 祂只會 賜予長壽 但對聖人 祂能賜予Satchananda的狀態 即使祂賜予什麽給惡魔 我們都不應有任何質疑 祂能給你長壽 那有什麽關係 即使他活上千年 亦不能得到什麽 他永遠都不能得自覺 對聖人 祂賜予從靈而來的 永恆長壽 這是濕婆神原理的福佑 而毗濕奴原理 祂給聖人昇進 給聖人智慧之光 讓他能看到 能明白集體意識的一切 而對惡魔 祂賜予死亡 祂殺戳 對不大有深度的人 他們只是看到表面 為何濕婆神把長壽 賜予惡魔 這就是這兩位神祇不同的性格 例如 若惡魔想長壽 他找濕婆神 以讚美祂來取悅祂 向祂唱歌 請求祂賜予福佑 為祂行苦行 談濕婆神的純真 他因此得到長壽 有時 這些惡魔在地球上比在潛意識裡好 他們可以很可怕 他們能聚集一些亡靈 來折磨人類 所以最好還是把 他們放在毗濕奴的注視下 祂更能在這裡管好他們 比把他們送進潛意識好 濕婆神與毗濕奴的風格截然不同 你必須有各種風格 因為你也知道 人類有很多排列組合 若你只有一種風格 又怎能應對另一風格的人類 毗濕奴的風格是 若你想玩把戲 祂會使計謀 糾正你 例如 霎哈嘉瑜伽士 祂不感興趣 毗濕奴 除霎哈嘉瑜伽士外 祂對任何人都不感興趣 若有霎哈嘉瑜伽士想耍花樣 例如他想喝酒 好吧 祂說 喝吧 他喝酒後就生病了 他的車子故障或他被人侮辱 有些事情發生在他身上 他重重的受罰 他說 噢 天啊 我做了些什麽 這是毗濕奴原理 濕婆神則相反 你看看 濕婆神的風格是這樣的 若你喝酒 祂只會從你的心消失 那麽你就有心臟病 死掉 祂也殺戳 正面直接的殺戳 祂肯定會殺戳 另一種方式是後退 若濕婆神消失 你怎能存在 此其一 其二 生來已經擁有濕婆神原理的人 就如我們的 Saina — ShirdSaina 或類似的人 甚至Devis(天人)有時也會這樣做 他們喝掉全世界的酒 全世界的毒藥 就像濕婆神這樣做 當Saina 發現很多人 抽煙草 他抽光全世界的煙草 他想抽光在馬哈拉斯特拉邦 所有的煙草 那麽就沒人能拿到煙草 這是濕婆神的風格 祂吃掉全部的毒藥 吸收所有毒藥 祂能應付最困難的事情 處理應對事情是透過腦袋 因為宇宙大我(Virata)在我們 腦袋裡 透過我們的腦袋行動 所以祂向你使計謀 這樣做對我們很有感染力 因為我們能看到祂殺掉某人 我們因此想 母親 你很好 已經懲罰這個人 濕婆神原理帶給你通常 你不會看到的問題 卻能像這樣短時間內把問題解決 就如心臟出毛病 濕婆神原理薄弱的人能 患上全世界所有不治之症 沒有人在殺戳 但每分每秒 他卻在受苦 濕婆神就是這樣糾正人 一旦喚醒我們內在的濕婆神原理 我們的先後次序就會改變 我現在看到來的人 例如 從西方到印度的人 他們的優先次序改變了很多 但他們仍未有應有的改變 他們當然比未有自覺的靈 好上千倍 但他們仍然頗依戀物質 依戀金錢 必須要破除依戀執著 人們仍不對勁 仍未有警覺性 給你一個很粗淺的例子 我告訴你 有個男士來 有人告訴他 要為崇拜付十一盧比 他說 原則上 我們不應付錢 我是說 你只是付…即使按情理 你應支付食物和住宿的費用 不是為崇拜而付費 另一方面 他們看不到 母親為我們額外付出很多 我們因此才不用付什麽 就是沒有發現 就像數天前 我說 人們現在要求我為這個付錢 接著明天他們要我為他們付房租 就是這樣 就是這種境況 從前在倫敦 當我建立集體靜室 他們要求靜室有各種器具 我支付房租 支付一切費用 最後 他們說 我們沒有熨衣板 請送給我們 從這個例子看 現在並不太壞 我是說 當然 仍然 若他們要付五盧比計程車錢 他們會想 噢 我們要付的士錢 應是母親付的 若我為你要到Haridwar(印度城市) 而付七至八千盧比 那就沒問題 很好 沒有人想知道 母親是怎樣為我們付出 這很令人驚訝 你對這種情況抱 怎樣的態度很困擾我 取悅應出自真心 例如 若你想買禮物給你的朋友 你不會介意花點錢 但為崇拜而付出 你卻反對 因為要洗衣服 你要付費 我是說 我見過洗衣服的帳單 我很驚訝要花那麽多錢 一說到二十一盧比 就牽涉原則 試想像 看看 若你看看這種情況 你會對自己很震驚 這顯示盡管如此 你已有自覺 看看這份慷慨 這是非常 非常 你看 很粗淺 這是很粗淺 必須擺脫對這個 粗淺生命的依戀執著 普通的村民更能理解 因為他純真 他純真 因為你不純真 這就是為何你從思維層面 看一切事物 你以為 我們已經付了多少錢 付這個多少 付那個多少 但純真的村民 即使他只有四毛錢 也想出一分力 母親 我只有這一點錢 聖經裡有個寓言故事 就是這樣 我們要看到我們的不執著 從最基本層次的金錢開始 你不需要有很多朋友 有什麽需要給錢任何朋友 為何要有這些朋友 除了濕婆神原理 你還需要什麽朋友 試想想 沒有神 你的生活會怎樣 所以要開始不依戀執著 先後次序要改變 你要知道神是你的朋友 你的父親 你的母親 你要敬拜神 沒其他了 Tana, […]

The Role of Tongue, Sight and Feet in Spiritual Evolution New Delhi (India)

“The Role of Tongue, Sight and Feet in Spiritual Evolution". Delhi (India), 2 April 1976.
我告訴你要同時成為母親和導師是多麼困難, 因為兩者都是非常矛盾的作用。 特別是對於想要成爲你救贖的人, 要成為Moksha Dayini,這是非常困難的。 因為路徑如此 – 如此微妙,如此危險 所有人都必須自己來,走過去。 如果你跌倒這一邊或那邊,你就會有災難。 我看你正在攀爬,我看到你上來了 有一顆母親的心和一個導師的手。 然後我看到人們墮落的一瞥。 我試著告訴他們,“來吧”。有時我喊。 有時我把它拉起來。有時我愛他們,愛撫他們。 你自己可以自己判斷 我對你有多少工作,我有多愛你。 但是你愛自己多少才是重點。 我告訴過你,對於一個霎哈嘉瑜伽士 整個事情應該由靜觀的力量來決定。 現在靜觀的力量是沉默的,它不會說話。 如果你是一個非常健談的人,那麼它對你沒什麼幫助。 你必須得到平衡。 在這個化身中我第一次開始說話, 我很困擾,因為我不習慣這種說話。 所以對你們這些人來說,你們不應該說話 除非你想說話。而且很少有句子,結論性的。 正如我之前告訴你的那樣,舌頭使所有器官分散注意力的源頭 如果你能掌握你的舌頭, 你在某種程度上掌握了所有這些。 因為一切都必須美好。例如,你看一個女人, 如果她不美好,那麼她可能很漂亮,但你不想看到她。 它決定,舌頭決定一個人。如果你想吃點東西, 如果它不美味,那麼你不想吃那種食物。它必須是美好的。 然後一個想法,一個想法必須是美好的。如果它不美好, 你不會擁有它。所以決定因素是舌頭, 舌根上升到Vishuddhi脈輪, 它控制你的自我和超我,或者你可以說 舌頭以某種方式反映在超我和自我中。 通過你的舌頭,當你說話時, 你可以弄清楚你是處於自我或超我的境界。 它去表達,它去決定。 但如果你理解它,那麼你就知道如何處理它。 它是你的朋友。 Saraswati 自己就住在你的舌頭裏。 如果你知道如何處理你的舌頭, 然後霎哈嘉瑜伽可以升得很高。 因為當別人遇見你時,就像霎哈嘉瑜伽士一樣, 他們也看到你說話的方式, 你吃的方式,事情對你來說是美好的。 這是決定的舌頭。 如果你真的非常進化,如果你吃了一些食物,你會感到驚訝 在某個地方,舌頭會立即將它扔出去。 如果它出了問題,它就不會有它。 如果給你一些所謂的prasad,這是由一些不合適的人給出的, 你的舌頭會立刻扔掉它。它將無法接受它。 即使你以某種方式或其他方式服用,它也會被壓在肚子裡, 舌頭會告訴大腦“把它扔掉”, 大腦會告訴胃“把它扔出去”。這將是令人不快的。 所以Vishnu在胃裡的動作 直到Shri Krishna的行動,我的意思是,同樣的個性, 都是用你的舌頭判斷的。 所以,你必須知道你的舌頭應該是多麼純潔,聖潔。 但是當你用這個舌頭取出你母親的名字時, 你必須知道它必須是最聖潔的聖潔。 如何使用舌頭非常重要。 那些直言不諱的人也是一樣的 那些說話非常甜蜜,從你那裡得到一些東西的人就是這個意圖。 正如我告訴過你的,它控制著自我和超我。 即使霎哈嘉瑜伽士理解 靜觀也在這裡,在Vishuddhi脈輪。 所以你的靜觀能力將根據你的舌頭增加和減少。 當然,它控制著十六個子叢。 它還控制著眼睛的肌肉,控制著所有這些肌肉, 它控制著味覺,控制著牙齒。它控制著耳朵。 但是耳朵,你會聽到一些你無法控制它的東西。 舌頭你可以,因為那是釋放出來的東西。 用耳朵你不能給別人任何東西。 這只是一種方式。這[舌頭]是雙向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