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ion, Man and his fulfillment (Universe is a beautiful cosmos) Gandhi Bhawan, New Delhi (India)

人的創造及完成
1979年2月1日
德里大學甘地禮堂
在這次演講,我要談創造的歷程。我會從人類還是亞米巴蟲的時候開始講起。任何具有開放心靈的科學家都可看見,他們知道在這個宇宙的特別創造中,同時創造了母親大地(Mother Earth)。
大約在五百萬年以前,母親大地還是氣體狀態,之後便凝聚及冷卻下來。是如何能夠冷卻下來,是如何能夠冷卻到這個程度呢?科學家只知道這是事實,但由於他們的限制,卻找不到原因。為甚麼事情是這樣發生的呢?是如何開始的呢?我們很容易說沒有神,但不設想神,便很難解釋許多事情。例如,在此期宇宙內,人類被創造出來的時間是那麼短,沒有其他原因可以解釋這個現象。
如果你說那是機會率,我們大可看看要創造一個活的細胞,要通過多少的排列和組合。打個比方,在試管裡有五十粒紅藥丸,有五十粒白藥丸,紅的都在底下,白的都在上面,現在我們把它搖勻,如果把它們搖到恢復原來的樣子,我們要搖多少次才足夠呢?他們發現了一條方程式,是n的許多次方。根據這條方程式,如果設想人類是碰巧被創造出來的,那差不多是完全沒有可能,因為所花的時間實在太短了,那樣短的時間,至多只能做出一些有生命的細胞。
人類的身體這樣複雜,組織得這樣完美,很難令人相信只是背後有誰在玩骰子。背後一定是有些科學造就這些工作,一定要有一些特別的人在工作,這樣的創造才成為可能。我的意思是說,如果沒有一個團體,沒有思考,沒有計劃,沒有具有力量的人物,即那至高的神在背後,是沒有可能完成這項工作的。
科學當然有它的限度,我們不能發現創造是如何發生的。但我們亦看見科學也達到了一定的成果,他們用的方法,也許有點像到目前為止,促進著進化過程的方法。
我還是個中學生的時候,我從未想過人類有一天可以到達月球,當時沒有人會相信。如果有誰這樣說,人們也會笑他作白日夢。甚至今天你告訴我祖母,她也不會相信。她會認為你只是在說故事。但毫無疑問,今天我們的確到達了月球。
他們用的是個很奇妙的方法,把火箭分為五節,連接在一起。第一節火箭,即最底下那節首先引爆,推動其餘四節。當第二節火箭引爆時,便比原先加速了許多倍,加速之快,是原先的許多許多倍。然後第三節引爆,然後第四節,然後第五節,第五節火箭中才是那個太空倉。經過這一連串的引爆,通過這種內在的機制,我們成功地令太空船達到很高的速度。
我們的進化也是這樣子發生的。我們通過無意識得到發射火箭的這個念頭,我們甚至不知道進化也是這樣的。我們知道如何利用這個方法,卻不知道怎樣把它和進化拉上關係。同樣地,人類是從阿米巴蟲來的,而阿米巴蟲則是從各種元素來的。同樣我們可以說人類的創造有五個階段。第一階段是物質的存有(Being),然後在物質存有裡面安放情感的存有。在情感的存有裡面再安放靈性的存有,然後在靈性的存有中安放我們的靈,或稱我們的注意力。
我們可以說,靈量便是那推動的力量,是那引爆的力量。靈量在一切事物之中,但最有效,最好,最高的狀態卻是在人的身體當中。靈量存在於每個人之中,這個力量能使萬物進化,例如從炭原子進化到阿米巴蟲,從阿米巴蟲進化到動物界,再從動物界進化到人類的階段。甚至在各種元素裡面,靈量也存在,因為元素也是會進化的。我們不知道它們如何進化,但在大自然裡卻是這樣,這些元素改變它們的形狀和質量,成為不同的元素。我們對此一無所知,因為我們無法量度這些改變。動物界也是會改變的,海洋裡的魚類,有許多變成爬蟲類;從爬蟲類,許多變成哺乳類;從哺乳類,許多變成猿猴,然後再變成人類。這些事情都在發生,有多少物種被毀滅了,有多少存留,有多少改變了形狀,沒有人留下任何紀錄。
今天我們擔心人口問題,也許是由於許多動物都變成了人類。你們可以看見其後果,你看那些人的行為,你可以肯定一定是有許多動物具有人的形狀,他們還要經歷許多進化,才能明白人類生命的價值。人類內在也有他的進化。
據科學家說,我們成為人類已經有一萬四千年,我們通過自由,作出了內在的發展。只有人類才有自由讓自己進化,明白甚麼是對是錯。人類被賦予這個自由,因為如果沒有自由,他們便不能更進一步。舉個例說,如果你在學校裡學習,他們會叫你背誦乘數表2×10=20。你只是要背熟它,不會問為甚麼,只是這樣繼續下去。但當你達到一定的教育水平,你便被給予自由去討論這些問題,為甚麼2×10=20?因為這時你已經到達一定的發展階段,在這個階段,你會被給予自由去發現答案。這便是你們發展的方式,通過這種發展,你才可以跟上其他進化上來的人,進化的過程便是這樣。
到目前為止,你們不能感到自己是從阿米巴蟲進化到這個階段的,你們不知道自己如何變成人類,你們認為這是理所當然的。且看你們的眼睛,多麼複雜,如果你深入研究,便會驚訝這是如何創造出來的。只要你們用針刺手指一下,立即便會有條件反射。一切都造得那樣好,安排得那樣好,這麼快,這麼有效,我們會為這人類的身體感到驚奇。但你看這些人類,他們現在都這樣沒有效率。上個月我拍了四封電報給我女兒,今天她說只收到了一封。
人類被賦予自由去了解,去發展他們的效率,去獲得這個宇宙創造者的終極知識和力量,此所以靈量只被安放在人體之中,儘管靈量也以另外的形式在一切事物中存在。但只有在人類,靈量才被放在三角骨當中,成一沉睡的狀態,去推動人類作最後一次的躍進,進入未知的界域。這個靈量是存在的,就在那裡。
但如果我說在這些創造物當中,誰首先被創造,這是很有趣的問題,但可能不符合科學家的心態。我現在要說的很大程度上超越科學,在地上任何事物被創造以前,神性(Holiness)首先被創造,我們稱之為純真(Pavitrata)。格涅沙(Sri Ganesha)正是那個神性中的神祇,神創造這個神聖來保護這個創造。這個神聖的氛圍,是用來保護所有人和被創造物,否則一切事情都不能發生。設想一下,如果其中一個海洋深多10呎,整個地球的平衡便會跨掉。再設想一下地球轉動的速度,地球以極高速度有規律地圍繞著太陽旋轉,不是完全圓形的運動,而是你們知道那種特別的軌跡。這樣才能產生日與夜,早上工作,晚上休息。只有通過最早創造出來的神性,地球才能保持平衡和特定的溫度。
現在人類的愚蠢正向著這神性挑戰。人類以為可以向神挑戰,這是人類知覺的特徵。如果人類能夠昇得更高,感覺到神在每一樣事物中跳動,他們就不會這樣了。但人類在達到這個完美的階段以前,他們已經開始談論神。誰人能夠挑戰這些愚蠢的人的權柄呢?他們不希望達到完美,只喜歡夸夸其談。
那神性無所不在的力量是能夠糾正一切的,能夠調合,能夠愛,能夠為你組織一切,讓你得到醒覺。因此你們要明白,靈量昇起是最重要的事情,提昇靈量是知道你自己的靈體的唯一方法,這也是進化歷程中最重大的事件。這就好像先鋪平花園,然後種樹,然後樹上開出花朵,現在適當的時刻來臨了,果實要生長出來。這是最重要的事,是要這樣發生的,所有真理的追求者都知道這一點。
追求真理的問題是,你要以所有的謙卑來追求它。沒有人能催眠甚麼人,叫他們追求真理,你們要以全部的知覺,全部的尊嚴,去獲得真理。但這不是作一次演講,讓你們去了解,也不是那些荒謬的人所作的洗腦。這是實際發生的,你到了可以實現這個知覺的階段,你可以發展出集體的意識,這是可以在你內在真正地發生的。
你們現在是人類,你們知道人類這個階段可以擁有許多事物,例如你們可以知覺到比動物更多的東西。動物沒有甚麼大學,但人類有。動物不明白甚麼是花園,動物不明白甚麼是污穢,也不明白甚麼是美,這一切都是你們有的,你成為人類以後,便會逐步加深。
當你的靈量被喚醒,你便變成了超人類,你可以知道自己的內在系統,也可以知道他人的內在系統。這便是集體意識,就便是霎哈嘉瑜伽的精粹。霎哈嘉是自然的系統,整個創造也是自然而然的。「Sah」的意思是「與」,「Ja」的意思是「生」,Sahaja的意思是「與生俱來」。一切事物都一早安放在你們之中,就好像是一顆種子那樣。
如果你們觀察一顆種子,它有胚芽可以發育,一粒種子具有變成大樹的能力,整棵樹都在種子之中。同樣地在人類,他可以變成甚麼,整個機制都已經安放在身體之中。你們身體裡有些隱藏的流動力量,我會解釋給你們聽,你們身體之中有些甚麼力量。我要說你們就好像是電腦的終端機,你們已經是一些電腦的終端機,唯一要做的是連接到總機那裡去。如果你們能連接到總機,整部電腦便能工作,但這只是機器運作的方式。你們是人類,你們懂得甚麼是愛,我說的是上天的神性,是神的愛;這個愛創造了你,也使你希望知道神。通過科學你們是不能知道神的。每個科學家都需要愛,也許愛他的子女,也許愛他的馬匹,終歸來說他知道甚麼是愛,愛是一切這些力量的總合,是一切愛的來源。
科學只處理一個非常小的部分,我會告訴你們那一部分的力量和我們的物質身體有關,其中有多少科學家是知道的。你會很驚奇,如果知識是個海洋,科學家只知道其中的一滴,要知道整個海洋,那一滴要溶入整個海洋當中。但滴水卻不能通過自己的努力變成汪洋;汪洋卻要銷溶這些點滴,這是海洋的工作。這項創造的工作要完成,而最美麗的創造物便是人類。人類必須尋求怎樣完成他們自己,如果找不到,那無論他做甚麼,都不能達到完美的境界。除非完成了這項工作,否則神是不會停下來的。經過千萬年才到了這個完成的時候,如果這個工作要由我來做,如果我便是那個要提昇你們靈量的人,為甚麼你們要有異議呢?感謝神,我不是個科學家,否則我會終身製造原子彈。感謝神,我不是個心理學家,否則我會變得瘋癲,聽那些瘋瘋癲癲的人說話。感謝神,我不是個政客,你們也知道政客是怎樣的。
感謝神,我甚麼也不是,我只是你們的母親,我絕對的關心你們終極的好處,而不是那些表面的東西。
We’ll have the meditation now – that’s more important than any one of these lectures.  I’ve already given 84 tapes to these London people – I’ve been speaking and speaking, every day two to three lectures.  Best thing is to have it.  Now some of you who do not get it should not get upset with M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