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诃拉希什米崇拜 Auckland (New Zealand)

摩诃拉希什米崇拜
奥克兰
1990年3月12日
我很高興能在這裡和你們在一起,經過這麼長的時間,我很想念你們。我知道你們離其他人很遠,但你們總是在我的心中,你們不應該擔心距離。我們必須意識到,我們已經進入了一個新的,一個…你應該手這樣放,不要掛著,如果你要坐得坐得端正。你必須了解,我們現在已經進入了上帝的國度,我們的文化必須改變,我們的風格必須改變,我們的理解必須改變。除非我們改變,沒有人會認真對待我們。
並且,那是很難去觸發些事,如果沒有完美的工具。正如你知道,我去了俄羅斯的第二次瑜伽研討會,在那我們有來自東歐地區的人。那是我的主意,讓他們去到那。他們來自每一個國家,大約有兩到三個人。很强大,很深入,非常具有理解力。我講了僅僅30分鐘,如此的奇妙,在十五分鐘內,我給他們自覺,大約十分鐘和五分鐘,我在那裡,他們所有的人確實得到了自覺,所有的人。很驚人。
如此地深入,當我走出房間時,他們都跟著我。你在西方國家看不到這景象。他們都走在我後面,追著我,他們想給他們的地址,他們希望我去到他們的國家,這和那的。我說:“好吧,我會來的!“我們拿了他們的地址,甚至從羅馬尼亞,每一個地方。然後他們回去了。在8天之內,一個人可以觸發這樣的事。它成就了,因為他們是如此的深入,因為他們是已如此地裝備好來引發這些事發生。這就是他們如何觸發了他們的國家,以及他們是如何成就出來。
因此,如果我們生活在霎哈嘉瑜珈的膚淺層面上,那麼我們不能為我們自己或是國家做太多,只是浪費了生命,不在這也不再那(無關緊要)。就像一粒種子,它發芽但還未長成為樹木。所以首先,我們必須要去學習,我們必須成為非常深入的人,非常深入,你必須來教導我們的深度。我聽說有人來到崇拜,他們主要關注的是食物。當崇拜結束時你就趕著去拿食物。你怎麼可以這樣?在崇拜之後你進入一種狀態,在冥想後你進入冥想本質的狀態,你只是想坐著,你不會想起身,因為你落入了源頭,像那樣的事發生。你怎麼能起身走去吃蛋糕或食物。我們無法想像。
所以,評判你自己,你是如何,你有多深入。你必須去成就你的能量,因為你要在這個國家創造出美麗的願景,為你的孩子們,為了你自己和整個國家,最終為整個世界。但是如果你不謹慎待之,只是順便,霎哈嘉瑜伽只是順便做的,它不會成就。它必須是生活的方式。在你做的每件事必須成為霎哈嘉文化。在霎哈嘉文化很多事情必被理解,這是自然的,這是真實的,我們必須接受它的。
許多發生在西方的事,我認為就是破壞的,對社會是絕對地有害的。這裡社會一點也不管。也許我會歸咎於澳大利亞和紐西蘭的婦女,婦女不理解她們的責任,不明白什麼是她們的[榮耀],她們沒有自尊。前幾天我坐飛機旅行,大部分的女士都在抽烟,男人們沒有抽烟。男人們在照顧孩子們,女人們像男人一樣忙著抽烟,你看,看起來像半個男人半個女人。真是令人驚訝,這是非常破壞性的。
因為正如我所說,男人和女人就像一輛戰車的兩個輪子,一個在左邊,一個在右邊。左邊的不能去右邊,右邊的不能去左邊。因此,我們必須明白,我們的角色比其他的更重要。就像男人有個重要的角色,同樣的女性亦有更重要的角色。作為一個母親本身就是一件非常偉大的事。上帝為什麼給予你母親的身分?因為上帝認為你像大地之母,你照顧,養育孩子,滋養家庭,做所有這些事情。不要試圖循著男人的方式,像吸烟,酗酒,舉止像他們一樣。
你只是看到了潮流,到了什麼樣的程度,自尊是如此之低。現在,對女性,前些天,我是說,我告訴過你他們談論性感,性感的女人。我的意思是,人們應該去為了這樣說女人的事而感到羞恥。因為女性應該反對:“我們不是妓女,每個男人都應該看著我們,享受我們。為什麼?我們是賣給了他們嗎?還是我們是某種展示的?“女人沒有了自尊,她們抗爭在錯誤的事情上,她們沒有抗爭在對的事。對的事情是,你應該得到尊重,你不應該被視為秀場上的東西,任何男人可以看你,男人應該看你,然後你得到些價值。
這是荒謬。這不是產生偉大的國家和偉大的孩子和良好的家庭的方式。因此,任何一個國家的社會都取決於婦女,這是一個非常扎實的工作,這是扎根,她們不會想炫耀。任何一個國家,只要有好的女人,就會有好的社會。我必須說,榮譽是歸功於印度婦女,在印度。她們不在意這些事情,你看,她們不擔心她們的外表和荒謬的性感。如果有人說她們:“太性感了”,我的意思是她們會打你,覺得很傷害:“這是什麼,你認為我們是什麼?”為你所做的工作感到驕傲,當然你必須在外面工作,做一些別的事情,但誰來照顧孩子,誰來管理家庭,誰來保持家庭的寧靜是可以看到的。
所以在霎哈嘉文化中我們必須瞭解女人要有女人樣,男人要有男人樣。但男人必須學會尊重婦女作為家庭主婦。[澳大利亞人確實如此]非常尊重他們。如果他們不尊重自己的女人那麼她們也會反擊,他們會有報復rebellier所有這些婦女[叛亂]開始。是男人的錯誤多過於女人,因為他們挑戰了她們的個性,所以現在她們已經開始有這樣的行為。在霎哈嘉瑜伽我們尊重婦女,我們允許他們自己的自由,我們相信他們並且我們平等的對待她們。他們必須是平等。他們可能不相似,但他們是平等的。這兩個輪子都是相等,否則這輪子,一個小,一個大,那麼戰車永遠不會向前移動,它會繞著圈走。所以這是要理解,這是非常重要,現今在西方,因為我發現逐漸地人們出軌是走向地獄。所有這些思想都將無法帶著人們去到任何地方,因為沒有人承擔塑造道德的責任,為孩子們創造道德價值。你必須給予適當的教養。
這些天,我發現孩子們在這裡很散漫。因為我們不敢面對他們。你必須面對他們,你要告訴他們:”不該是這樣,你是霎哈嘉瑜伽士,你必須表現得像個霎哈嘉瑜伽士”他們要謙遜,要謙虛。對父母應該有一種敬畏。如果他們不敬畏他們的父母,他們怎麼會對我或上帝有所敬畏呢?他們不會。不論你怎麼告訴他們,他們不會有。如果他們不敬畏父母是霎哈嘉瑜伽士,意味著這些孩子會變得非常的野像其他孩子一樣,你正在運作一個很大的風險,因為我依靠著這些天生自覺靈的孩子我不想讓他們失控,就因為父母沒有照顧他們面對他們。
所以整體來說,我們必須瞭解男人和女人的角色以及你必須相互尊重對方。現在,如果丈夫不尊重婦女,那麼孩子們將不會尊重她,那就完了,這就是為什麼不應有任何人的控制慾,不應有任何的支配慾,而是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角色,和妻子有關的方面,她應該决定,和先生有關的,應該由他决定,人們必須尊重這樣的方式,因為這是兩個不同的領域,兩方各自生活不同的領域
任何地方只要這平衡消逝,它已經(也會)在我們的國家消逝,也應該說,在印度,我必須說,現在有有趣的(可笑的)事情發生了,這要感謝穆斯林( 這要責怪穆斯林),他們住在那有這樣的影響,我們有嫁妝的制度和其他各種各樣的東西,我們有。但也有些社會群體,他們正在努力工作,他們不是霎哈嘉瑜伽士但卻成就它,他們正在改善,他們正試圖改變他們的方式和方法,這是以前的人看到的東西應該是正確的。但是如果女人們手裡拿著某種武器,開始毆打所有的男人,會發生什麼事呢?你看,你們是互補的。
所以,首先必須瞭解,我們的角色在霎哈嘉瑜伽我們要建立我們的自尊,我們要尊重自己並且我們要尊重他人。因為你們所有的人都是聖人,聖人必須尊重他人……我一直在強調此事。因此,你必須尊重聖人,你是一個聖人,另一個人也是聖人。我總是舉Namadeva的例子。Namadeva是個裁縫師,是個偉大的詩人和偉大的聖人。他去看另一位名為Gora Khumbar他是個製陶工人。當他去看他,Gora Khumbar忙著按織粘土(讓黏土緊密結合)去製作陶壺,你看,正用他的腳按織粘土(讓黏土結合)。他看著他。當他看著他,他進入無思慮。然後他說出美麗的話語,他說:“我來看看Nirakara無形像的,Nirguna,思維…無形的,意指能量。我來看能量,但是在這裡它是有形像的站在那。
什麼是欣賞,什麼是敬慕,從一個聖人到另一個 他從來沒有見過的另一人。“But I see the whole of this Nirakara, the Nirguna is in the form of you.” 這就是我們必須要做的。但是如果我們不能信任其他霎哈嘉瑜伽士,我們不能相愛,我們不能彼此理解,意味著我們是低下的,比別人還低下。有些人一直有一種批判的習慣:“這樣是不對的”。他們看不到他們自己內在的出錯,老在責備他人。
所以在霎哈嘉瑜伽一點也不要去批評,第一件事情是,你應該看看你自己 你是個怎樣的人和你站在怎樣的立場,首先你如何幫助自己。然後你可以幫助別人。但根本不需要把批判的眼光放在別人身上。因為你會變得一無是處,你做了所有一切不好的事,你看到其他人所有的壞處而你所發展出的是一種反集體的個性,這對我們來說是個如此頭痛的問題,最終你不得不離開霎哈嘉瑜伽。
正如我所說的,有兩股力量在霎哈嘉瑜伽運作。第一個是你被吸引的,被稱為,稱為向心力,向心力,它吸引著你,另一個力量稱作離心力。假設你有一塊石頭綁著一條線,你以速度移動它,你看,然後你保持它的速度,但一旦你稍一鬆手,它便偏離了原來的路徑。以同樣的方式有兩種力量,一個是我們被霎哈嘉瑜伽吸引著,我們保持它,我們成為整體的一部分,另一個則是我們走出。現在我發現,出走已成為一個非常强大的力量。我很擔心它,不僅是你出去,而是你帶著非常大的問題出去。而這正是我在澳洲看到嚴重的事件。
首先,如果有人說了反對我或霎哈嘉瑜伽的話語,你就是閉上眼睛。僅僅說:“我們不想聽到任何反對它,因為我們受益,我們得到了所有的好處,現在你不要告訴我們任何事。我們不想聽到它,“只要閉上你的眼睛,捂上耳朵說:”我們不想聽到它。而現在我們有三個例子人們遭受癌症或這或那,他們聽了這些。說的人也許不會得到,他不會,但是這人…因為他已經出去了,但這個霎哈嘉瑜伽士如果他聽了這事是非常危險的,不應該聽任何人像那樣,那些說我或關於霎哈嘉瑜伽的壞話。這是我們應該理解的一點。
然後那些挑剔其他霎哈嘉瑜伽士的缺點也會有麻煩。你不應該找其他霎哈嘉瑜珈士的缺點。如果你認為有任何霎哈嘉瑜伽士出錯你可以去告訴領袖。如果你發現領袖有任何的問題,歡迎你寫信給我,立刻的。你必須寫信給我。是一件重要的事,因為我與你的關係是連結的。領袖只是某種形式的迷思,因為我只是打電話給他們,告訴他們,因為我不能打電話給你們所有人。就是這樣。這是個迷思。所以,任何你想做的事,你必須試著直接通知我,如果他們是對你很嚴厲,如果他們是傲慢的,如果他們是虐待,如果他們是拿了錢,任何你發現是不正確的,請讓我知道。並從你的信中,我立刻會知道是什麼樣的情况,我會讓你知道哪裡出錯,無論是你的錯誤的或領袖的錯誤。但如果你不告訴我,那麼我自己會發現。屆時等我發現後,我發現很多傷害已造成。
所以最好的事情是,你應該讓我知道。因為現在,今天我在這。現在我不能保持注意力在哥倫比亞,我曾去到那,我不能保持注意力在美國,但當我去到那裡我的注意力就在那裡。但如果有人有任何問題,他們應該給我寫信。就像這樣,我看到了我們有很多問題,許多霎哈嘉瑜珈士已經離開霎哈嘉瑜伽。因為他們從來沒有告訴我。我甚至不明白為什麼他們不寫信給我,為什麼他們不打電話給我。但對於小事情他們會寫,某人的妻子生病了,或者某人的岳父在醫院,或所有荒謬的事情,這些他們會寫。但他們不會告訴我,有些領袖出錯了,直到我發現它,直到整個霎哈嘉瑜伽在那城市被摧毀。
因此,這是我的謙卑要求,所有的人都應該知道,我是你的母親,直接地。我和領袖們沒有什麼(關聯),就你們所擔心的。任何領袖對你苛刻,找你麻煩,要求你過多的紀律,或試圖把他的想法強加在你的頭上,或任何類似的事,那些你認為是扭曲你自由的成長,你必須給我寫信,你必須知道。這是沒有理由去說領袖是這樣的,所以我們走了,你為什麼要走?有這個必要嗎?
並且我發現這是很常見的,特別是在澳洲和紐西蘭。要麼他們變得像完全的奴隸,要麼他們變得完全反叛。不外乎這二者。所以你必須知道,如果你發現有什麼試圖控制你,你必須讓我們知道,我總是要去改正他們,並當面告訴他們,所有的領袖,我認為他們。因為他們也知道我坐在那裡看照這些。當然,關於領導我已經給了他們很多次,很多講座和東西,每次他們來到甘納帕地普雷,我們儘量見面和談論它,如果有任何問題,你必須找出它指正。
但在這裡,我不知道,但在澳洲,特別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不論領袖做了什麼,同樣的事情滲透到許多霎哈嘉瑜伽士,成為某種半領袖並且他們過去習慣有點支配著人們,說一些非霎哈嘉瑜伽的事情。像去年那樣還好,在這之前他們開始說澳洲是偉大的,我們是最偉大的事情,這些那些,,,然後一半霎哈嘉瑜珈士離開他們。吹牛和誇張,甚至印度人都很驚訝,他們開始看著他們,想著他們出了什麼問題。他們向我報告說:“他們不會聽任何人的,我們告訴他們:’拜託,最好停止,我們現在必須走了,他們不聽。他們說:“我們的領袖必須告訴我們。”。他們說:“母親說過”。“母親,不,我們的領袖。”
因此,即使是領袖已經完全取代了我,因為這些少數人與其他人聯手。我們可以說,像俄羅斯的官僚制度。沒有官僚主義,在霎哈嘉瑜伽沒有神職人員,每個人都是平等。他們都是聖人,是受人尊敬的,所有的領袖都必須尊重你,理解你。當然,如果你的輪脈有任何問題,必須告訴你,這是他們的工作,為此你應該感謝。而不是感覺不好的,你應該感謝他們:“是的,是這樣,我們會試圖改正自己。”
現在更好的部分是,現在突然間我發現有一個霎哈嘉瑜伽大的擴張在不同的地方進行著,至少預期像[不清楚]我們有其他地方像土耳其和俄羅斯。一些了不起的事情正在發生。所以霎哈嘉瑜伽正在享其成果,也許這些人會成長得更快,你要小心,你不應該落後。因為我曾給過些暗示,我不知道你有沒有告訴他們,上次,甘納帕地普雷會有另一個躍進,另一個觸發。
我總是給人一種空間的類比,你看,太空梭,就像我們可以說人造衛星或什麼的,那樣的原理,同樣的適用於我們的進化。就像首先是一個容器,它裡面還有三個,四個容器。因此,第一個容器走到一半,然後發生爆炸,然後其餘的被拋出。因此,第一個速度,那是它有的速度,得到絕對加速,然後隨著一個更大的速度。然後第二個爆炸,然後同樣的事情發生,這是他們如何最終可達到非常高的速度。以同樣的方式,我覺得現在在霎哈嘉瑜伽正在發生的,是時候讓你知道,會有另一個觸發。在那個觸發你必須趕上。為此你應該準備好,否則你將被留在容器裏,(只是)不會被用來運作。
因此,一個新的觸發,一個新的躍進必須完成,為此你必須抓緊時間,不要浪費時間。所以最重要的是,我們應該培養自己的能力,我們可以跳到新的觸發,這將會發生在霎哈嘉瑜伽。因此,我必須警告你,雖然你們是少數,你們必須有一個質量,數量沒有關係,因為這麼多的數量可能會下降。所以那些真正想要升進的人必須明白,我們必須在早上,晚上靜坐,我們必須是絕對的有集體性。如果我們沒有集體性,那麼那是我們內在有一些嚴重的,我們內在有些錯誤,我們必須糾正它。這些都是我想告訴你的事情,我必須說,現在的集體成長非常快速,因為我們所做的,今日的奇迹已在發生。
昨天我們有很多人,每次我來至少有三百人,我知道這一次也會有。但有什麼不同,當我來的時候,他們在那裡,之後他們就不來,甚至如果他們來了,他們也會消失。他們一定要對你有信心。首先你必須對自己有信心。你必須靠近接觸他們以一種讓他們覺得自信的方式。他們不應該覺得:“一些愚笨、愚蠢的人坐在這裡告訴我們關於這些東西”。而是你必須有尊嚴,你必須有那樣的接觸,你必須有那樣的理解,那麼只有這樣它才會成就,否則你不能成就。我自己的想法是,無論哪裡只要有很深入的霎哈嘉瑜伽士人們就可以堅持住。像奧地利,我會說。在奧地利,我們有相當多的[新]人,[米蘭]我們有相當多的人。原因是這兩個地方,我注意到,霎哈嘉瑜伽士是一個非常好的質量。他們都是全力以赴。
就像有一個男孩從古蘭經找出了許多,在德國,從古蘭經,一些關於霎哈嘉。他們說有一個叫蘇拉叫沙斯塔瑜伽,那個蘇拉是對應我。因為我們會……有人說:“我們將會發送並且發送者,你不會接受發送者。你會否認,你會反抗。這一切都被描述了,即使是在這重生的時期你的手會說話,所有的在蘇拉都被描述了。這是非常有趣的,在蘇拉裡。所以,他們試圖將我所說的定位出。許多的事,以不同的方式,他們正在竄出,並且他們試圖創作些非常美麗的繪畫和素描,可以去解釋。他們也有電視節目。因此,在電視上,他們陳述他們的經驗,這些和那些。但如果你自己是沒有能力的,你無法影響任何人,即使你去上電視或任何地方。沒有人會認真地對待你。所以你必須更認真地對待它,更認真地做你的冥想。
現在,霎哈嘉瑜伽的另一個面向,我們希望人們結婚。結婚,但結婚不是最終目的,不是最終目的,只是一個幫助,我們可以說,一個輔助,從另一個角度使你更好地發展你自己。但在婚姻中的任何某種的阻礙都會阻礙你的升進。所以不要理會這樣的阻礙,就是從中走出,試著保持你的真我,因為只有它,你的真我,能給予你喜樂和升進,不是其他任何人。它將終會成就,如果你保持你的真我,明白你是重要的,你必須照顧你的升進,以及,霎哈嘉瑜伽集體也是重要的。這對你們每一位是非常重要的,因為你們是如此之少,它必須在這個國家成就以一個大的方式規模。每個人都在問為什麼在紐西蘭的人還是一樣的,沒有太大的變化,為什麼沒有進步。但我相信,現在更多的事情將發生,事情今日的已觸發的,它將會成就。
因此,現在這是我的表述,如果你認為有更多的事情,我應該說,你想知道你可以給我寫信,我必定會回答這樣的信件。但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這樣的信:“我的丈夫已經和另一個女人跑了這些事,那些事”。這些並不重要,在你前世的生活中你已結過很多次婚。那麼,有什麼關係如果他跑了,讓他跑,要怎麼辦呢。你是霎哈嘉瑜珈士,在這個世界上多少女人或多少男人成為霎哈嘉瑜伽士?所以你是如此的特殊。這樣的特殊的人不應該困擾在世俗的和無用的事情上。他們應該知道他們的責任。是你將承擔起所有紐西蘭人的解放。而這你必須明白。你不應該降低你的自尊。嘗試上來,並且成就它。
對每個國家都是重要的。有些人非常警覺,有些人不是。但現在我相信它會更快的成就。我們有很多的人,現在試著給他們,給他們些茶,以些事情開場,因為他們的注意力是在食物上,但你不要開始吃[不清楚],要不然他們會認為沒有用的人,他們只是試著……你應該表現出所有的尊嚴或殷勤待客。殷勤待客是很有幫助。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事情你應該要明白。就像在印度,如果你來了,他們會來看十次,看你吃了你的食物沒,他們會叫你,有人不在那裡,你在哪裡,一定要來並吃點。但我聽到的是,在這裡,沒有人會叫任何人,任何人[不清楚]你有你自己的食物。直到客人到外面,所以沒有人說:“好吧。你要吃些……嗎?你有你的食物嗎?你吃了早飯了嗎?“不該是這樣的,我們必須關注我們應該有些習性是非常美麗的去殷勤待客,看看他們需求…
我的意思是,客人要以不同方式對待,同住的人是以另一種不同的方式,這就是無論你做什麼,你的孩子們都會以同樣的方式學習行為舉止。所以我們要有這樣文化在我們之中,藉此我們去理解他人的價值,以及到來的客人,那些還不是霎哈嘉瑜伽士,尚未成為霎哈嘉瑜伽士,剛剛獲得自覺的。他們要被非常小心對待,就像我們可以說一個種子,那是剛剛發芽。它是如此的纖弱。這植物是以如此纖弱的型態。現在你必須適當地移植它到霎哈嘉的領域。那麼你所要做的就是把所有發芽的,慢慢地一個接著一個,在他們之間保持適當的距離,將他們好好地種植到霎哈嘉瑜伽領域。
但如果你有特定的價值評斷,如果你取得了某些成就,那麼你不應該看不起他們,或你不應該時常去取笑他們,因為有些人是嘲諷的,有些人總是微笑的,所以他們認為:“我們有什麼不對的嗎,為什麼他們總是在笑?“。因此,沒有必要有做作的微笑,也沒有任何必要有某種的批評或者有時[如果]有種荒謬的笑容,你知道的人們會有些想法,他們會誤解。或者說:你的這個亡靈感染,那個亡靈感染,人們有時會說:“這個輪穴感染”。沒有必要。“漸漸地,你應該說,一切都會解决的。如果你沒有感覺到凉風,好吧,讓我們看看是什麼問題,就像這樣
但是你不需要告訴他們這些東西,這些話言,這不應該暴露給新人,他們會害怕,我們這個輪穴感染,那個輪穴感染、造成很大的恐懼。因此,我們必須建立他們的信心,這是非常重要的。一旦你建立起了他們的信心,一旦他們開始感覺到能量和一切,他們必會信任你,他們必會相信你。所以這是非常小的概念,我想要紐西蘭趕上來以一個更是靈敏覺知的態度,那麼人們會說,在霎哈嘉瑜伽裡紐西蘭人是最睿智的。
願神祝福你們
Imagine Greece Sahaja Yoga is only two years old. Only two years old. Greece. But that’s a traditional cou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