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妹節崇拜 (Raksha Bandhan)  Dr. Vinod Worlikar’s House, Cerritos (United States)

兄妹節崇拜 (Raksha Bandhan)
洛杉磯  1990年8月1日
 
 
這一天,對霎哈嘉瑜伽士是極之重要,是他們要遵守的日子,我很高興我在這裏,因為今天對美國也是非常重要的。就如我告訴你,向你說過,亞力山大(Alexander)與波羅斯(Poros)的戰爭,是怎樣因為一位姊妹的介入而結束。我也說過克里希納怎樣老遠的從Dwarika趕來,拯救祂妹妹的貞操,祂的妹妹是Draupadi,毗濕奴摩耶(Vishnumaya)以Draupadi的形相出生。所以你可以看到,當我們在集體意識中昇進,我們在喉輪集體生活,集體會面,這都是克里希納所建立的,或是祂彰顯這種姊妹間的純潔關係。
在集體的生活,在我們一起居住的集體靜室裏,我們的言行必須像霎哈嘉瑜伽士。若我們內在沒有這種基本的原則,會是一片混亂,完全的混亂。當這種純潔的關係被建立,除了妻子外,其他女子都是我的姊妹或我的母親。美國社會一片混亂,不是妥當的社會,全因他們對這種純潔的關係毫無認知。
當你稱呼某人為你的姊妹,她就是你的姊妹。當你稱某人為兄弟,他就是你的兄弟,你們不單不需要來自相同的父母,並不需要,還有非常重要的原則,就是要擁有非常純潔的社會,每一個人都可以平和地在哪裏生活。在西方,我看到很普遍的情況是,一個妻子的女朋友來到妻子的房子,丈夫應該待她如姊妹,但相反,你發覺那個男子卻以淫邪的目光看待這個女朋友。原因是若你從孩童開始,對你的姊妹就沒有這種純潔的注意力,你不可能對其他女士有這種純潔的感覺。
最先是你的親姊妹,兒子出生,跟著是女兒,或是女兒先出生跟著是兒子。在他們還年幼時,還很純真時,最重要的是這種姊妹般的純潔關係已經發展,雖然處身的社會是那麽腐敗,那麽壞。在還很年青時,例如在十八歲時,因為這裏的社會關係或社會概念,第二部分是兄弟對姊妹的責任,要尊重她們的貞潔,保護這貞操;而姊妹的責任則是保持兄弟的道德,確保他道德上妥當。
十八歲便自由了,姊妹可以與任何男子一起,與任何男子一起住,男孩應該不能說甚麽,若兄弟與任何人一起,姊妹也不能說甚麽,她不能干涉。在印度卻相反,有些人告訴我在中國和埃及,甚至是在伊斯蘭的國家,若他們發現他們的姊妹與別的男子一起,在伊斯蘭的國家,他們會向那男子開槍。在印度,他們未必會開槍,但他們要看到他們的姊妹得到好的對待。若同樣的事情發生在兄弟身上,他們也會這樣做。我可以說在印度,他們會這樣做,在中國也是。若兄弟不道德,他走錯路,姊妹會盡力把他帶回正確的道德軌道。
若男士犯錯,他的妻子跑到他的姊妹那處是非常普遍的,他的姊妹因此非常憂心,還很失望。她會盡力去糾正她的兄弟。我們內在有這種與生俱來的洞悉力。每一個人,無論在美國或其他地方出生,若兄弟犯錯,若他吸煙,或做了一些錯事,他的姊妹會比他的母親更能感覺到。他的姊妹想把他糾正過來,她會盡力去戰勝它。而母親或許只懂哭泣,跟著便放棄,但他的姊妹卻會堅持對抗她的兄弟。她會用盡力氣,把她的兄弟的錯糾正過來。還有,若兄弟犯了法,做了些錯事,一些危害社會的事情,是他的姊妹擁有權力,上天的權力去糾正他。
一個社會,若這種關係非常純潔,這個社會便會很安定,大部分的問題都不會出現。若姊妹犯錯,姊妹做了些錯事,例如姊妹離家出走,為某人而放棄她的家庭,或她想控制她的丈夫,或她在家裏犯錯,她的兄弟會告訴她對她所做的錯事有甚麽看法,會去糾正她。
這種兄弟與姊妹之間互相糾正的情況的確存在著,這不是一種外在的東西,而是與生俱來的,是格涅沙原則在起作用,在喉輪處,無論我們怎樣溝通,我們擁有這種與姊妹或與母親的關係。克理希納有一位養母,你們都知道,她和克理希納的關係就如母子一般。所以,若你稱呼某人為母親,這必須是絶對純潔的關係。你與女人只能有三種關係,首先是母親,跟著是姊妹或女兒,最後是妻子。
女兒不能糾正父親,女兒沒有權力去糾正父親,所以她不會糾正她的父親。相反,若他犯錯,她只能支持她,站在他那一面。有時她甚至為了支持她的父親而對抗她的母親。這是本性,這是自然而然的。兒子卻可以糾正父親,若他做了些反對母親的事情,這是非常自然的事情,是男性的力量支持著女性的力量,或是女性的力量糾正男性的力量,若能這樣,這樣社會便能保持潔淨,正常地成長。
根據經典(Shastras),只有野蠻人,只有惡魔才會常常沉迷在不純潔的關係。若社會沒有純潔,這種不潔的念頭會爬進我們的腦袋。思維上,我們接受這是正當的,不然,並無需要以貪婪和淫邪的目光盯著女子,或以淫邪的目光盯著男子。基本上,這種放棄純潔的關係已經開始,佛洛依德也這樣說。當與母親、父親以及兄弟姊妹的關係,在孩童時因為外在的環境,因為其他很多原因而受破壞,當這些關係受摧毀,格涅沙原則在你的喉輪便被摧毀。在霎哈嘉瑜伽,要令這類人保持進度是非常非常困難的。
現在我們的集體靜室有這樣的問題,你們都知道,你們住在集體靜室但卻行為不檢,已婚的女子也一樣。我們曾經有這種經驗,我的意思是這種極不純潔的關係,是可怕的。甚至未婚的,也會這樣。我在澳地利曾經有過非常差的經驗,在這裏也曾經發生過。對我這是很可怕的經驗,我也不知道該怎樣處理,因為我知道他們是霎哈嘉瑜伽士,是求道者,但這種軟弱,不能在集體中出現。就像一個壞蘋果,會毀壞其他的蘋果。所以只有一個這樣的例子也不能容忍,不單如此,因為這是非常惡毒,這種關係會摧毀我們的集體。
在印度,我們有一個被稱為”Gotra”的制度。意思是無論我們在那一所大學唸書,那所大學就是你的”Gotra”。例如,我的先祖,先祖的先祖,他們全都是在同一所大學唸書。從Shandily Muni開始,他們都是從不同的地方來到集體靜室,你可以說,他們一起唸書,一起做其他的事情,來自同一個”Gotra”的人不能通婚。現在已經過了這麽多年,因為我們都屬於”Shandilya Gortra”,所以我們不能與這個”Gotra”裏的任何人結婚。到達這種程度,當到達這種程度,它植根於我們思維裏,我們便不會想其他,其他的都不能入腦。
我們現在有伊斯蘭的社會,穆斯林的社會也一樣。在穆斯林的社會,因為有”Pardha”制度,他們常常都懷疑,從不相信女人可以與兄弟保持良好的關係,因為他們沒有”Gotra”這種制度。他們很疑惑,因為沒有說話的自由,我在印度曾經見過,穆斯林之間有著頗純潔的關係,穆斯林卻也有同樣的問題,女人有嫌疑,男人也有嫌疑,所有事情都是秘密地,可笑的進行。
另一樣事情是我們在集體靜室必須擁有絶對的自由。我們不該對任何人有特別的興趣。若某人對另一個人有特別的興趣,那是錯誤的。通常我們必須像兄弟姊妹般的自由,我的意思是我們必須非常的自由。有疑惑的人不應來。當某人只對另一個人感興趣時,猜疑便會出現,這便是糾正他的時候,這是非常重要的。例如,某人是領袖,你照顧這個領袖是沒有不妥。若某人是你的結拜(raksha)兄弟,照顧你的結拜兄弟也是沒有不妥。但若你超越了界線,還是改正自己比較好,那是錯的。但若你真的想欺騙自己說︰「不、不、不、沒有任何錯誤。」你便知道不是這樣。你來霎哈嘉瑜伽,為昇進已經放棄了很多荒唐的事情,但現在那些荒唐的事情卻慢慢再次爬回你的身上。
你與每一個人的關係都必須是一樣的。一個理應是精英的社會,人們卻互相調情,這又有甚麽分別,他們可以很自由的調情,他們與這個,那個人調情,就像這樣,又或對任何人也不感到興趣,當他們與別人交談,與別人溝通時,懷有甚麽目的呢?我們必須追尋自己的靈魂,我們必須找出自己本性,這是非常重要的。靈魂的追尋是非常重要的,我為甚麽對這類人那麽友善?若你認為自己是為了某些目的而對這樣的人友善,就像有人說︰「啊!我沒有不妥,因為我與她一起工作。」或說類似的話,為甚麽你會感興趣?
追尋靈魂對這些國家特別重要,因為在這裏,與婦女相處時該有怎樣的言行,並無準則,所以,我們必須有絕對的自由,就如兄弟姊妹般的相處。婦女應有的界線,都必須遵守。就如當我與我的兄弟一起坐時,我不能看浪漫的影片。若我的女兒在,我的丈夫便不會坐在這裏看浪漫的影片,這是非常精微的。與兄弟一起,你通常都不會與他討論有關性或類似的東西,因為這些都是很私人的,你只能與你的丈夫談論。假若他是你的兄弟,你發覺他想以你不懂的方式去吸引人,你必須把自己放在與他對立的位置,為了你自己,看看為甚麽你要這樣做?這種輕挑、荒唐,毫無喜樂的追逐,為甚麽我要這樣做?你們要明白在霎哈嘉瑜伽,你只能透過純潔而昇進,沒有其他途徑。任何牽引你的事物,都會令你下跌。無論你做了些甚麽,把它擺脫吧。無論那是自我、超我或其他。對性來說,最高的要算是你的思維上的純潔,我把它定位為最高,這是我們稱為純真的,這是唯一令你前進的東西,我們必須嘗試尋找我們的靈魂。
現在有些男女常常互相猜忌,持續的互相猜忌,這是另一種沒有喜樂的追逐。我們必須審察自己而非別人。我們會因猜疑別人而摧毀自己與別人的人生。若發覺任何這種錯誤的關係,妻子和丈夫都有責任彼此糾正,必須有這種明辨能力。通常我看到的,若他們是瘋癲的,他們會互相猜疑,這是另一種形式的被鬼附。若他們對自己的妻子有猜疑,他們會猜疑她一生,若他們對丈夫有猜疑,她們便會猜疑他的一生,這同樣會破壞你的集體。這種人不可能會集體的,也不可能是霎哈嘉的。我可以說這種人必須被拋離霎哈嘉瑜伽,或必須受隔離,因為這是一種非常精微的侵略,一種精微的折磨,一種非常差勁的關係可以在霎哈嘉瑜伽士之間發展。
我曾經在澳洲看過這樣的情況,對我來說,那是非常非常嚴重的。有一個印度女子,她背著丈夫做了這種事,傷害了很多人,很多人因此離開了霎哈嘉瑜伽,但沒有人知道他們為甚麽離開,因為她通常都做得很精微。這是來自她的自卑情意結,或無論是何種原因,當她來到印度,她的丈夫離開了她。當我與她談話,那位她猜疑的男士是我認識的,我感到很震驚,她怎可以有這種想法,我發現她的母親也有同樣的想法。
所以我們要知道,思維必須純潔,非常清潔和開放。以這開放的思維,你必須看到思維上的清新。若你的思維並不清新,你便應該思考,並且要知道,這是不對的。今天我說這個課題,是因為美國有這類問題,美國也是處於這種荒唐處境的地方。我不知道他們甚麽時候可以停止這樣,現在還是沒完沒了。要建立正派的集體,這是極之重要的你必須作靈魂的搜尋,必須藉由生命能量,藉由你的洞悉力去理解。因為我不能這樣說︰「你是錯的,你是錯的。」你必須自己去找出你內在是否有某些錯誤,令你不能好好的建立這種純真的關係。若你們真的盡力去做,真心的禱告,我告訴你,這個國家的一半問題便會獲得解決,永遠得到解決。你看到人們因染上各種疾病而受苦,我的意思是,我問他們︰「為甚麽你們要這樣做?」他說︰「因為女人是不可靠的,當你回到家中,你看到她與另一個男人的戲劇在上演,與男人一起比與女人一起好。」我的意思是他們在做著荒唐,不自然,無意義的事情。女人也是。
說到丈夫與妻子之間的忠誠的真正意義,我們再次來到實相,這種忠誠的真正意義,男人和女人必須變得像鳥兒般自由。他們都知道,這是一種像童年時兄妹一樣的關係。我可以說,在孩提時,無論你與任何人有著何種關係,你可以看到,小孩走到叔叔哪裏,跟著又到另一個叔叔哪裏,對她來說,每一個都是叔叔,嬸嬸也一樣。他在孩提時已經發展了這種純真。但若你常常控制這個小孩︰「不、不,這是我的孩子,他不可以走到這個人或那個人哪裏。」孩子便會發展了這種困局。當孩子接觸到這個世界,漸漸地,你不需要向他出主意,他自動不會做不道德的事情,你不需要教導他關於性,甚麽也不需要做。因為,不管如何,在印度我們不會告訴孩子這些事情,我們不會與他們談及這些事情,只讓他們自然地成長。我的意思是你可以把他們獨自留在任何地方,沒有問題的。我的意思是,我知道,例如我有二個女兒,她們現在都有丈夫,她們可能有時會爭吵,無論是甚麽事情發生,讓她們自己處理吧。我想她們不會在不當的情況下,被另一個男人吸引。她們可以自由的與任何人一起,與任何人交談,與每一個人談話,她們就是不可能犯錯。我從來也沒有與她們談及性。我的意思是我甚至感到害羞的向她們談及這個字。她們怎能天生的內在建立得那麽好,因為在印度社會,兄弟姊妹的關係是非常美好的。
希臘這個古老國家,現在已經變得很現代化。我們有史提馬田,他是個有趣的人,一個在雅典的律師,你也知道他是非常有趣的。他告訴我一個笑話︰「母親,當我們變回年青…」我的意思是他仍然很年青,我卻認為他變得更年青。「當我們變回年青,全部男人決定順應潮流,與女孩子一起共渡美好的時光。」他們全部人立即說︰「不能與我的姊妹一起,啊!放過我的姊妹,放過我的姊妹,不能碰她們。」因此我說︰「那些姊妹有沒有兄弟?所有女孩都有兄弟。」我說︰「不,你看,事情做不了,在希臘是辦不到的。」你可以看到,他們在說,沒有兄弟喜歡他們的姊妹受任何男人欺負。
這是原則,你為取悅你的兄弟而保持貞潔,又或你為取悅你的姊妹而保持貞潔。這是一種互相制衡的力量,是天生的,我要再次說︰「這是天生的,不是受社會壓力迫出來的,是天生的。」在虛假的社會,這種想法不停的在你的腦海裏,不停的把你洗腦。你開始想必定有某些地方出錯,這是不正當的,是愚蠢可笑的。就算動物之間,我曾經看過這種情況已經運作了一段時間,但人類之間又怎麽樣?這些品質是我們內在天生、漂亮的品質。那些我們稱為被寵壞,受破壞或衰敗的社會,就是那些建立了很好的洗腦制度的社會。
一百年前,這個國家,這個社會不是這樣。甚至在五十年前,也不是這樣。若你看電影,與生俱來的價值觀都是一樣的,但現在人卻被洗腦,他們所有天生的品質都被摧毀,取而代之是人為的品質。霎哈嘉瑜伽是我們內在天生的宗敎,其中一種天生的宗教,或我們可以說其中一種天生宗教的品質,就是我們明白兄弟姊妹純潔和漂亮的關係。
例如,甲是乙的妹妹,乙有一個朋友。當這個朋友來到甲的家時,甲開始對乙很友善,就是這樣,美國式的。我不知道他們可以去得多遠以及以何種方式。這令兄長很困擾,他不喜歡這樣,這也困擾著妹妹。因為她不知道自己該如何自處,她很緊張,不肯定該怎樣處理,他們的關係變得很混亂,他們不懂怎樣相處,怎樣去表達自己,怎樣的言行可以令他們三人之間的關係變得正常。大部分的社會都是被人遺棄,若你認真的審視這些人,你會很驚訝的發現,他們都是極之緊張的人。他們說若你要從一千個人中把美國人分辨出來,是非常容易的。他的鼻子在抽動,他的眼睛像這樣轉動,手像這樣移動,當然不會是霎哈嘉瑜伽士,很容易把他分辨出來。原因是他常常觸摸自己的手,他不知道他的妹妹在做些甚麽,他的母親在做些甚麽,他的妻子又在做些甚麽,或可以說他不知道其他婦女在做些甚麽。這就是為甚麽最多美國人染上乳癌,這樣的發達社會,若你看過統計數字,最多病人就在哪裏。
除了自我和超我外,在這現代社會最差的要算是他們喪失了天生對純真的理解。你們現在已經有霎哈嘉瑜伽的天生的理解,所以要發展它,令它繁盛,那麽這種純真的芬芳會令大家都感到很快樂,產生一種安全感,令人感到很安全。這就是為甚麽這是兄妹節(Raksha Bandhan),是來自兄弟以及姊妹的保護。你知道你的兄弟常常都在這裏,無論如何,我的姊妹就在這裏。一種非常純潔,漂亮的感覺,我感到有人在保護我。這種漂亮的感覺,若得到滋潤,得到照顧,以霎哈嘉瑜伽更廣泛的方式,你便會感到絶對,完全的安全。
就如有一個女士來到西西里,她是霎哈嘉瑜伽士,有另一個瑜伽士從另一處來到西西里,她們在餐廳裏各自坐在不同的位置。她只看著她,另一個她也看著她,她們都感到她們都是得到自覺的靈。所以她走到她哪裏說︰「順便說說,你有沒有聽過錫呂‧瑪塔吉‧涅瑪拉‧德維?」她說︰「你是否霎哈嘉瑜伽士?」她說︰「是。」「我也是。」
她們互相擁抱,互相親吻對方。通常若女士這樣做,人們便稱呼她們某個名稱,但她們描述︰「母親,我們開始哭泣,我們在這裏都感到寂寞,我們開始哭泣。」這樣漂亮的關係。若有任何這樣的事情發生,我的意思是我感到驚訝…或許有些人來到印度說︰「天啊!這裏所有女士都牽著手!」我說︰「為甚麽?甚麽,他們該牽著誰人的手?」起先我不明白,他們感到很驚訝。她們怎樣牽著手?我的意思是每一個人都是目標,每一個人被看成是污穢不堪的人,無論是男是女,無論男人與男人,或女人與女人之間的關係,我的意思是那是污穢的,骯髒的,所以我們要抽身而出,要抽身而出,我們必須明白,只有純潔的關係,我們才會享受。
例如,樹液向上升,樹液應給予樹葉葉綠素,但它卻把葉綠素給了花朵,花朵變得青綠。我不知道樹葉會否因這種錯配而仍能生存。所以無論你與別人保持何種關係,都必須是純潔的,對相互的關係必須極之謹慎。
就如我是你的導師,所以我與你的關係是很精確的。若你說︰「有甚麽關係呢?我可以坐在母親的大腿上。」你不能,你不能這樣做,雖然我們之間的關係是非常純潔,但你仍不可以這樣做;又或我可以雙腳向著母親,我不可以這樣,因為所有這些關係都必須以它純潔的形式來理解。以電力為例,若想電風扇開動,你必須有插頭,若你把插頭插進你的鼻子裏,電風扇會動嗎?這看來很荒唐,但就是這樣。所有現代的想法都像你把插頭插進鼻子裏,手帕卻用於插頭,而不是用來抺鼻子。這是那麽荒唐,那麽一無事處,這也顯示人變得何等白痴。
所以我們必須知道,彼此之間該有怎樣的關係,在集體裏該有怎樣的關係,該有怎樣的言行舉止。當然,集體地,女孩常常拉男孩的腿,而男孩亦常常拉女孩的腿,這是可以的,他們之間可以繼續這樣做,是可以的,只要有純潔,沒有人會介意,他們全都很享受。但當這種關係變得墮落,在霎哈嘉瑜伽中,問題便會產生。這種毫無意義的問題浪費我太多的精力,令我感到很厭倦,真的很厭倦。
這裏有人寫信給我︰「母親,我忽然與某人墮進愛河。」最近有一個男士,他已婚,來自英國,與一個來自印度的女孩結婚。另一個已婚的女子,我不肯定該怎樣稱呼她,她不再是淑女,她與一個法國人結婚,來到法國,與他一起生活,跟著回來。現在,他是英國的男孩,他們在結婚之前只是朋友,這是可以的,當他們各自結婚後,他們開始住在一起。我不能理解,在結婚前,他們從未想過有這種關係,但在結婚後,為甚麽他們卻有這種關係。
「母親,我們不知道該怎麽辦?」你明白嗎,那個法國男孩感到厭倦,他說︰「事情的發生與我無關,對這個印度女孩,我該怎樣做,該怎樣告訴她?」因為他是她的丈夫,因為印度人不會這樣,那種把插頭插進鼻子的荒唐類型的人。她不能理解,也不知道該說些甚麽,我也不知道該告訴她甚麽,怎樣解決這個問題?這是一個很可笑的問題。這個法國男孩立即找她,只是放棄,現在真的很頭痛,這樣…這男孩走來見我,這英國男孩,與我討論這個問題,直至深夜二時半,我直接的說︰「若你現在不走,我會打你。」所以他跑掉。他進來,直接的進來︰「現在是深夜二時半,請你離開這裏。」他告訴我︰「我知道,這是錯的,我知道這是錯的,我知道我在把插頭插進我的鼻子裏。」「對,那又怎樣?」「我已經掙扎了六個月,我不知道對自己該做些甚麽。」我說︰「你是否被鬼附?」他說︰「不,我知道不是。」
他們以為在這些西方的社會,當他們說︰「我知道我做錯了,我知道我犯錯。」事情就可以結束。你已經向神承認了,你已經向每一個人承認了。我知道這是錯的,但我仍然這樣做。」深夜二時半,仍只向我說這種話。我說︰「有甚麽解決方法?」「我知道沒有解決方法?我知道無論我做了些甚麽,我是明白的,我是知道的。」「你明白甚麽?現在給我解決方法吧。」「我不知道。」所以我告訴他︰「我真的對你很厭煩,所以我決定不再有配婚,因為你們對婚姻沒有正確的意識。在你結婚前,你們都很妥當,你對她很好,你寫信給她,但現在,你們怎會忽然在一起?」
他說︰「是很自然,很自然的發生。這個女孩剛好來到我辦點事的地方,我遇見她,就是這樣。」他之前認識這個女孩,他們在一起,卻沒有甚麽發生。但忽然,甚麽發生了?
現在我發覺西方的社會都建基在違反婚姻,違反家庭上。他們認為結婚是一種罪。當你已婚,要脫離罪惡,你必須做這種事情。因為這些日子他們住在一起,當他們結婚,他們立即想離婚。因為現在的婚姻與房子、金錢,各種荒謬的事物連在一起。整件事變得那麽粗糙,在結婚後,再沒有愛,因為誰該擁有金錢,誰該擁有房子的那一部分,有多少物品是我的,有多少?整件事情變得那麽物質,這樣的婚姻永遠也不會成功。
在霎哈嘉瑜伽,婚姻是為了我們的昇進。我們必須尊重婚姻,尊重與我們的兄弟姊妹之間的貞操。那些想嘗試破壞集體純潔的人,我向你保證,將有大大的麻煩。我視每一種不同的上天懲罰會在不同的時段來臨。憑我的經驗,任何這種荒謬的不純潔關係出現時,我不需要說甚麽,便會有非常可怕的上天懲罰。我曾經有過三至四次這種經驗,我視懲罰已經開始。那很好,今天是我可以向你談及這種事情的日子。我幫不了甚麽,我想一段時間後,上天的力量會開展新的懲罰。對那些作出這樣行為的人,我曾經看過有很可怕的事情發生。所以請你作靈魂的搜尋,找出任何不純潔的感覺,嘗試把它拋走,要知道你並未受這種可笑的念頭依附著。
若你開始發展更深的理解,人為的事物便不會吸引你。你不會偏離你的道路。有一個在印度的女孩,她膚色很黑,無論如何也不可能說她是漂亮的。她很高但非常非常黑。有一個與她的年齡相若的人,我向他說︰「她不適合你,但你可以見見她。」他見到她,說︰「母親,我想與她結婚,我感到與她一起很平靜,感到漂亮的生命能量。」
所以當你發展深刻的理解,你不再看表面的事物,你只看那個人的生命能量,當你以生命能量來看待事物,你會感到很驚訝,若這種關係不妥當,你的生命能量會停止,你感覺不到生命能量。你必須知道,生命能量(Chaitanya)是活生生的力量,它懂思考,它知道,它理解每事每物。
所以若你對某人有某些錯誤的想法,若你以生命能量去感覺,你自動的感到熱。那是一部會思考的電腦,所有資料填滿這部電腦,它自動填滿,這樣的一部電腦。當你感覺這個人的生命能量,你立即感到沒有生命能量,或有熱力。但若你在無必要下懷疑,自找麻煩,同樣的事情也會發生。
當然你擁有自覺,你擁有偉大的品質。你甚至意識不到你怎麽那麽容易的擁有這些,你也很容易的取得知識,你不用走到學校或類似的地方,你有能力做很多事情。但你必須緊記,你內在的力量比你聰明得多,若你想做任何不正確,不合乎正道,不神聖的事情,它會糾正你。所以要成為有深度的人,要去理解這個人有甚麽隱藏,擁有甚麽靈性的品質,你便知道純潔的關係是那麽芬芳,那麽漂亮。
我真的很享受與你們一起,因為你們的關係是那麽純潔,那麽互相體諒。
願神祝福你們。
今天,我們已經做了很多的崇拜。但從沒有為此而作崇拜。今天的崇拜,我們需要的只是在我腳上作格涅沙崇拜。這是我們唯一可以做的,因為這是格涅沙的品質。格涅沙的品質是表達,是格涅沙的保護,這些都是祂做的。就算你的兄弟不在場,祂也會照顧你,因為祂是最先出生的,祂是你的兄弟,你的最年長的兄弟。是祂的純潔,祂的純真給你保護。所以你今天該做的崇拜,就只是格涅沙崇拜,這已經足夠了,因為祂代表純潔。我希望我能向你展示一張格涅沙的相片。
實際上,祂就在我後面,實際上祂以祂本來的模樣在哪裏,因為你看到的是濕婆神崇拜,濕婆神,他在我背後已經做了各種喜瑪拉雅以及所有,這是唯一祂顯現的相片,是那麽美好。看看祂的眼睛,當他們說Niranjan,祂是那麽純真,祂只要把祂的身軀拉出一點,我就完全不會受任何傷害,我看不見祂,祂只是存在於這張相片中。
H.H. Shri Mataji Nirmala Dev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