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奴曼崇拜 Schwetzingen, Schwetzingen Palace (Germany)

哈奴曼崇拜
1990年8月31日(德國 法蘭克福)
You can sit here also, some of you, it’s good… I think you can come here, there is room. Some of you can move here so that they can also come here, so it won’t be a problem. You sit in front here. They are better, you see. Good. Open this door, would be all right. It’s all right, you can open the door if you like. It’s all right. Better open – these doors cannot be opened? […]

哈奴曼崇拜 Butlins Grand Hotel, Margate (England)

哈奴曼崇拜

英國馬蓋特‧1989年4月23日

今天極之喜樂,整個氣氛好像都充滿這份喜樂,就如天使在歌唱。哈奴曼特別之處在於祂是天使,天使生來就像天使。他們是天使,不是人類,帶著天使的特質出生。現在,你們都已從人類變成天使,這是霎哈嘉瑜伽很了不起的成就。天使出生時的特質在他們孩童時就已能看到。

首先,他們不畏懼不真實、虛假。他們不會去擔憂,人們怎麼說他們,或著他們生命中會失去什麼。對他們而言真理就是他們的生命,他們呼吸著真理。沒有什麼可以干擾他們,這是天使首要的偉大特質。他們會去極力建立真理,保護真理,並且保護真理之人。這些天使們遍佈在如此廣大的範围中。

在左邊,我們有伽藍仙眾(ganas),右邊則有天使,梵文或其他印度語言譯作devdhoot — 意思是他們是諸神的大使。你們現在也一樣,全都是天使。唯一的分別是你不知道自己是天使,而他們卻在孩童時已經知道。若你知道自己是天使,你的所有特質會開始閃耀,你會很驚訝,對你而言,不惜一切堅持真理是那麽容易,因為你已獲授權力,已賜予你特別的福佑,你受上天特別的保護。若你支持正確的事情,支持正義,支持真理,就會得到一切的幫助,一切的保護。

天使知道這一點,他們亦肯定這一點,他們毫無疑問,十分肯定,但你卻不是。你有時仍會想,或許這樣,或許不會這樣,這種想法持續。相信我,你們是天使,你們擁有所有力量,你有著何等的權力,人類不能超越你,這是天使特別之處,不是聖人。聖人會受人擺佈,受人折磨,有人找他們麻煩,降世神祇,或許也一樣。降世神祇會接受這些擺佈折磨,他們想行這樣的苦行,那麽他們就能在生命中創造事件,以更有活力的方式來表達自己。若沒有拉伐那(Ravana),就沒有《羅摩衍那》(Ramayana);若沒有金沙,就沒有克里希納。所以降世神祇擔起問題,并與邪惡作戰。所以有時我們覺得他們在受苦,但他們不是。

天使是屬於特別的類別,他們不會擔起任何問題,他們只會解決問題。若有問題,天使就來解決,既為聖人 亦為降世神祇。有人有時會告訴他們︰「現在不要跳進來,我們正在台上解決問題,我們要求你們時,你們再加入。」他們站在門邊準備加入,很渴望地。他們有固定的數量,你能完全依賴他們。

就以哈奴曼為例,如你所知他作為天使,有很大的能耐,很大的力量,那是祂的權利去運用這些力量,祂亦完全知道自己的力量。他很有趣的做一切,很有趣的運用他的力量。就像他燒毀整個蘭卡城(Lanka),還取笑它,接著他伸展他的尾巴,用尾巴纏著很多惡魔的頸,祂只是玩弄他們,再飛上天空,惡魔全都懸吊在天空裡。

這是天使開的玩笑,因為他們都很有自信,完全知道,完全認同於他們的個性,他們的力量,以及他們自己。在這裡,霎哈嘉瑜伽士有時不明白,我已經創造你們成為天使,我不是創造你們成為聖人,而是天使,你們時刻受到保護。我只能製造天使,不能製造聖人。

聖人是他們自己的努力而成。不用花力氣的就如格涅沙,如卡提凱亞,如哈奴曼,同樣你們全都是同一模式風格被創造出來的。因此你們要嘗試明白,我說關於你的都是真理,雖然你們是聖人,卻仍受各種制約限制,仍不懂怎樣伸展你的翼,仍然,有時,我感到他們已經重生,全都變成有翼的天使,但作為小鳥,他們仍要學習怎樣飛。你要透過在霎哈嘉瑜伽的經驗,取得信心。

就如你們昨天唱的歌曲
— 每一天都有奇蹟,奇蹟圍繞著你。這些奇蹟都是天使創造的,他們想說服你︰「你們是我們的一份子,只要加入我們。」現在我們有那麽多天使坐在這裡,為何我們不想想轉化這個世界。你們比天使擁有多一種東西,因為天使不提昇靈量,他們不能,亦不在意,他們來只為殺戮、燒毀、鎮壓,移除圍繞你們身邊邪惡的人。他們不能轉化,天使不能轉化人。所以在神的國度,你比他們有更大的權力
— 就是你能提昇人的靈量,能給人自覺。

但人類的制約仍黏貼著你。例如,有天我戴上戒子,我的女兒嘲笑我︰「現在你必定只會向人展示這隻手指,那麽他們就能看到你的戒子。」在俗世,不管我們擁有什麽,財產,或許是權勢,例如,某人處於某個地位,你能立刻從他的嘴臉,他顛倒事非的態度看出來。你已經擁有力量
— 你卻害怕彰顯它,談論它,運用它。

試想像,有那麽多天使,整個英國應該很快的得到自覺,但我們仍在學習我們是誰。哈奴曼沒有這個問題,因為祂自孩提開始就知道自己是天使,要做天使的工作。但我們生而為人,而現在我們已經成為天使,我們發現,像其他天使般那麽有活力是很困難的。即使你的思緒,集體的思緒,甚至你個人的思緒,也是很有力量,你的注意力亦很有力量。因為恐懼,或許是你稱為的思想制約,又或許是你仍黏貼著自我,仍與虛假的事物混在一起,因此,這份力量,這份動力仍未彰顯。

我們可以責怪任何事物,像我們可以責怪一些國家的倦怠,一些國家的自我。但現在,你已經完全抛掉你的國家,你已經進入神的國度,身處沒有國界,沒有限制的國家。那些仍然纏繞著你的制約不應再困擾你,你亦不應為此感到沮喪,也不應因為它而阻礙你做你要做的工作。

現在試想像作為右天使長加伯利的哈奴曼,必須要去告訴瑪利亞,她會生下一位降世神祇,一位救贖者。她是年青的處女,以那時候的制約相比,要說出這個可怕的消息,祂說了︰「我必須要做,所以我對她說了。若這是命令,我就照做。」因為祂知道執行命令是祂的本質,這種本質已建構在祂之內,祂對此毫無懷疑,祂不會等待,立即就告訴瑪利亞,祂做了。

我們內在要有很了不起的理解,就是我們內在正在成長,但若我們不彰顯,不彰顯我們的特質,不在我們的生命裡,言行裡,目標裡,我們生命的意義裡顯現我們的品質,那麼,霎哈嘉瑜伽就不能傳播,對你亦幫助不大。

你要做的工作沒出什麽問題,問題是我在承擔,不是你,你不用面對問題。你可以與任何你喜歡的人說,他們肯定會聆聽你。即使他們不聆聽你,也不能傷害你。他們對你不會有任何的傷害。這是你最大的保護,他們不能阻礙你的工作,來霎哈嘉瑜伽不在於我們已經得到什麽,取得什麽。有些人說︰「我們為霎哈嘉瑜伽做了那麽多工作,霎哈嘉瑜伽給了我們什麽?」霎哈嘉瑜伽給了你自覺,給了你天使的地位。我是說不管你怎樣嘗試,你能取得天使的地位嗎?你不能,霎哈嘉瑜伽已經給了你這個地位,你還想要什麽?從來沒有人擁有這個地位,相信我,這是不可能的境況。若這有可能發生,格尼殊哇(Gyaneshwara) 就不會那麽年青就進入三摩地,而伽比爾亦不會說︰「噢!天啊,我該怎麽辦,這個世界是盲的。」

你內在擁有精微的力量,你甚至在別人不知情下,提昇他們的靈量。當你坐下入靜,你必須承認︰「我是天使,作為天使,除了神的工作,我什麽也不依戀執著。」

有太多依戀執著,我在霎哈嘉瑜伽仍看到人有執著,就如執著於…因為現在他們已婚,因此依戀著妻子,因為依戀著妻子,很多人已經離去,接著他們依戀他們的孩子,因此很多人離去。若你依戀著自己的孩子,就如我昨天告訴你,這個世界所有霎哈嘉瑜伽士的孩子都是你的孩子,你是所有孩子的父母,不是說若你的孩子睡著了,你為他蓋被子,不是,你為所有孩子蓋被子,你要照顧所有躺下的孩子。你想想哈奴曼,若祂在這裡,當孩子睡了,祂會只為一個孩子蓋被子嗎?因為祂是宇宙存在體。你要愛每個孩子,照顧每個孩子。

其他依戀執著像財產、地位、工作
— 我沒有任何一種,所以我不知道其他人是怎麽樣,除了當我看到你們充滿愛的來到車站,我整顆心變得像海洋,像一個大浪湧來,像這樣,我看到這個浪,當我要離開你們,它就像海洋退去,現在它正在退去,就像這樣,你要明白,就像你看月亮和海洋對漂亮的月亮作出反應,月亮的喜樂,月亮的愛,接著我看到愛,那份在鳥巢裡鳥兒餵食小鳥的愛,你看到這份愛在天空裡,再看到這份愛在你心中,唯一你能描述的是你內心巨大的喜悅之感,只在流出。

依戀執著不能給你享受海的能力,若你站在海岸,怎能享受海?你要跳進海裡,你卻把錨停泊在不同事物上,因此你沒法跳進海裡。你是那麽安全,你懂游泳,懂怎樣殺掉鯊魚,即使只看牠一眼已經足夠。但因為你仍未意識到,它尚未起作用,絶對是這種情況。我曾見過有人得到小小的位置,就開始吹噓
— 「我遇過如此這樣的人,遇過如此那樣的人,這樣的事情發生,那樣的事情發生。」你對這個人只感到可笑,你已經遇見霎哈嘉瑜伽,藉此你已經成長,已經得到滋潤,已經變得了不起。

藉此我們要跟隨哈奴曼的光。祂認為太陽很自我中心,想燒傷人,有時有太多熱力,太陽的敬拜者也太過自我,他們有太多自我,若你以他們的語言,或他們的習俗說錯任何話,例如你用錯的手拿义子,你就完蛋了,你是全世界最差勁的人,犯下最大的罪孽。所有這種細微愚蠢的想法都是來自墮落的自我。自我是那麽墮落,當你只想著自己︰「我是一切,我知道一切。」和「這個習俗是最好的。」或「地毯是最好的,我,我,我不喜歡。」好吧,你是誰?誰叫你喜歡它,或不喜歡它?「我不喜歡這個,我不喜歡那個。」

另一方面,自我中心的人常常變成奴隸,我是在查看過很多遵守某種社會準則的國家,才必須這樣說,這些制約只是自我的默寫。就以藝術家為例,藝術家為個人的喜樂而創作,但他必定受到每個人的批評。批評應該是這樣的︰「我不喜歡這個,這種顏色不好,這個不好。」你們就是有這種職業批評家,但他們卻連用鉛筆好好的畫一條直線也不懂,更不用說畫點什麽。他們立即會說︰「我認為這是…,這是…。」你要明白,他們在這種情況下出版書籍,提出這些理論。我是說藝術是用心創造,不是用腦袋,這就是為何你們握殺了很多藝術家。每一個繪畫的人都要想,什麽人會說我的作品。因此,一些絶對荒唐的作品滋長,這些作品沒有表達任何精微,卻能在今天獲得賞識。

這是因為我們的自我,壓制了我們正常的、自然而然的、活生生的思緒,亦壓制了我們的藝術和生命。我想這比我們談及的污染和生態問題更差勁。是人類的頭腦產生這個令人窒息的空間,因此沒有人能表達什麽,自我最大的人控制一切︰「這本書是某某人寫的。」你與這個人見面,你感到像跳進海洋裡。一切寫下來的都不是聖經,寫書的人大多是若你沒有撐篙,就不應與他見面的人。

所以任何要表達的,就如衣服,或與你的孩子的關係,與你老師的關係,與任何人的關係,必須要像這樣。你必須說「謝謝」很多次;也必須說「對不起」很多次。我們被困在虛假的措辭表情裡,我想一段時間後,再沒有藝術創作,沒有生氣勃勃的活動,他們沒法創作,他們害怕。我不知道你有沒有注意到這種情況,任何到博物館的人,或去看展覽的人,我想他們全都有了不起、上天的個性去評價每一個人。我們是透過額輪評價人。這是哈奴曼想要一次吃掉的。額輪往右又往左移動,令我們表達那個所謂荒唐個性的自我,祂就是想控制自我,把自我吃掉,就如我吃掉惡魔,或許祂也想吃掉了太陽。對天使而言,要知道你內在沒有自我是很重要的。

有些霎哈嘉瑜伽士說︰「母親,我不想做太多霎哈嘉瑜伽的工作,因為我不想自我出現。」很多這樣的霎哈嘉瑜伽士。「我不想自我顯現出來。」為何你想摧毀自我,為什麽?為了能做霎哈嘉瑜伽的工作,對嗎?這是何等的邪惡循環,我們說我們想保持在背後,因此自我不能發展,你只想著自己,霎哈嘉瑜伽又如何?現在的趨勢是︰「噢!最好處於安全的位置。」因為他們見過一些很自我中心的人,這些人對霎哈嘉瑜伽很有衝勁,想炫耀
— 都要退去。所以另一趨勢已經開展,我感到,在霎哈嘉瑜伽︰「最好站在安全位置。」 — 你看,在這兩者之間,霎哈嘉瑜伽會迷失。

若你知道自己是天使,就不會有自我。任何人知道這是他的本質做一點事。就像今天,我丈夫讚賞我,說︰「是你做這件事。」我說︰「不是我,不是我。」他說︰「你怎麽說不是你?」我說︰「因為這是他們天生內在已經建構好。一顆種子,若把它播種在大地之母,它自會發芽生長。同樣,他們內在已經天生建構好靈量,它發芽,所以怎會是我做的。」他說︰「大地之母也要讓它發芽。」我說︰「不是,是大地之母已經建構好的特質,必須要成就。」他因此說︰「那麽是誰做這些工作?」我答︰「是太初之母,同意吧!」霎哈嘉瑜伽不是太初之母創造的,她已經在每一個人身上創造了能成就事情的力量,不是霎哈嘉瑜伽。霎哈嘉瑜伽透過在大地之母及在種子內的特質成就事情。我來這裡,不是以太初之母的身分,而是以母親的身分,以他們神聖的母親來。作為神聖的母親,我指引他們,你可以說,我像大地之母,令種子發芽,因此另一種不執著來到你們身上,這是你內在的力量,它啟發了你靈量的天生本質,你是自己授權自己,所有力量都是在你內裡,我只是告訴你,你內在已經擁有這些力量,你自己看看,我告訴你,就像照鏡︰「你是這樣,你自己看看。」因此,又怎能歸功於我呢?

所以你甚至能不執著的去明白,我們擁有的力量是為霎哈嘉瑜伽而設。就如母親有力量為霎哈嘉瑜伽工作,我們也有力量為霎哈嘉瑜伽工作,就如她工作,我們也要工作。但有這樣的執著︰「母親在做一切,我們能做什麽?」不,你要去做。我想說,這是很重要的不執著,你要為自己而做,不是母親要做
— 「不管如何,母親在做一切。」對,某程度這是對的,但你是工具。電力在這做了一切,但這個工具也必須運作。

源頭或許在那裡,但運送貨物則要用工具。就如哈奴曼,你是工具,你要工作,你要做這任務,這是我們要完成事情很有活力的方式。哈奴曼另一個了不起的品質是祂很有警覺性,祂超越時間。當你吃掉太陽,時間在哪裡?祂超越時間,因此,祂做的一切都很快速。例如,我們在準備一本霎哈嘉瑜伽的書籍,在過去十六年都在準備。「母親,這能做到,能做到。」我們嘗試作出安排,把運用霎哈嘉瑜伽治好的病人記錄下來。「這樣在發生,很好,在發生,在發生。」

我們要到俄國傳播霎哈嘉瑜伽。「呀!在成就。」所有惡魔都到達那裡,天使仍在成就它。很有耐性,很有耐性的天使。哈奴曼其中一個特質是祂很快速,祂會在別人做這份工作前就把工作完成,祂搶先一步。在特拉法加(Trafalgar)
作戰,要戰勝,要打敗拿破崙沒問題,但在正法的領域,在霎哈嘉瑜伽的領域,我發覺人們不明白時間的重要。我們都是遲到大師,都有拖延的習慣,「好吧,我會打電話,我們會找出來,它會發生。」這是我們最大的缺點,因此,我們要向哈奴曼學習。羅摩想下命令,祂命令哈奴曼帶著祂的戒指去辦這件事,羅摩沒法做得那麽快,所以哈奴曼走去把工作辦好。羅摩想要sanjivani,一種草藥,祂派哈奴曼到一個特定的山脈去拿,哈奴曼說︰「為何要浪費時間找草藥,不如整座山拿來。」祂把整座山拿來。最好是快速地,馬上去辦,現在就是要把事情辦妥的時間。

可是︰「母親,明年我們會看看,你也知道,在格納帕蕾普蕾之後,我們才會考慮,我們要商量一下,接著,我們會有爭論。」這樣那樣。我們對哈奴曼的個性要知道的一件事情,就是今天當我們敬拜他,我們要有這種快速的腦筋,要現在就做,不能再拖延,我們已經很遲了。我看到女孩子穿長裙,小傢伙現在長成大女孩,快要結婚,所以我想,我的一生只會嫁給霎哈嘉瑜伽士。

要看到成效,你就要快速,不要拖延,亦不要只滿足於其他事物,要正面,我們在做什麽?例如,這很好,孩子已經長大成人,他們有這樣美好的戲劇、表演,我全都很享受,對每個人這也是很好的娛樂,但仍有工作,我們都要去做,去做這些工作,注意力要放在工作上。就工作而言,我們做了些什麽?我很高興,有個來自美國的建議,是關於電影制作,和類似的事情,接著有些障礙,我們怎樣拿到資金,會發生什麽?你只要開展工作,就會拿到錢,你擁有力量,一切都會恰當的同步發生,你只要開始做就行。但若你像人類般行事
— 先想想,再計劃,接著取消計劃 — 這將不會有任何成就。

雖然哈奴曼每時每刻都在右脈奔跑,祂做的事情卻是令我們的計劃泡湯,因為我們取代祂在右脈奔跑。「好吧,你在奔跑?我會糾正你。」所以祂常常轉移我們的計劃,就這樣我們所有的計劃都以失敗告終。我們在意時間,在意不重要的事情,但卻不在意掌握我們在霎哈嘉瑜伽的進度。我們必須有目標,有固定的時間
— 好吧,這個時間我們要達成這個進度,快一點更好。其他事情可以代你處理,但這是你的工作,沒有人會代你去做,這是你的工作。我是說你不用追火車,不用追飛機,不用追逐任何管理,不用追逐這種愚蠢的政治,但你要做霎哈嘉瑜伽的工作,要傳揚霎哈嘉瑜伽,要把霎哈嘉瑜伽帶到讓人們能看到的層次。

現在,十八年已經過去,今年是第十九年。今天是哈奴曼崇拜的第一天,我必須說,你要歷險,無畏無懼、集體地、個別地去歷險,忘記什麽會發生,我是說你不會進監獄,不會被釘上十字架,這是肯定的。我是說即使你失去工作,也能找到另一份工作;若你找不到工作,可以拿失業救濟金,所以不用擔心這些人類通常坐下來就擔心的無用事情,雖然如此,他們完成工作,做他們的工作,我很驚訝的是他們怎樣深陷於工作的羅網裡。我在我的家庭見過,他們怎樣陷進工作的羅網中,他們要做這份工作,他們要早上起床,做這事做那事。

你沒有意識到,你既是天使,這亦是你的工作,你必須做這份工作,沒有什麽比它更重要。我希望藉著今天的崇拜,藉著這份熱誠,這份好冒險的本質,讓你的右脈充滿生命能量,讓你沒有任何自我的感覺,只感到如哈奴曼那麽謙卑,你會做這份工作。

哈奴曼,試想像,有人給祂一條漂亮的金項鍊
— 項鍊上有很大很大的球,悉旦給祂的,要祂戴上,祂把球一個一個的打開,說︰「羅摩不在這裡面,我要這些金有什麽用?」她問︰「羅摩在哪裡?」祂打開心,讓她看︰「看,羅摩就在這裡。」若羅摩在哪裡,我們就不能有自我。那麽有活力,那麽謙虛
— 這是怎樣的結合。你就是要彰顯這些品質。你越工作,越能堅持自己,你會發現只有謙虛能幫上忙,唯一能幫你執行工作的是服從,你會變得越來越謙虛。但若你想︰「噢!是我在做。」那就完蛋了。若你知道這是上天做的︰「Paramchaitanya(上天無所不在的生命能量)成就萬事萬物,我只是件工具。」謙虛油然而生,你會是很有效率的工具。

今天在這個國家,很需要也合時機,全都是天使統籌,我們要在這裡做崇拜。這對你們全部人都是好事,你們真的要探訪這些傳媒人,這些部長,探訪他們,例如威爾斯王子,去探訪一些人,與他們見面,成立委員會,看看你能做什麽,把心思放在這些事情上,「我們能做什麽?」

但這裡的人卻︰「我母親病了,我孩子病了,我這些事情出問題,我朋友病了…。」仍然有這些問題。若你開始做神的工作,你的擔憂會被接管,你不用擔憂什麽
— 擔憂都被接管。這不是自我宣傳,不是!是宣傳集體。我希望今天你們都已經明白,你存在體精微的一面,它就在那,在展現,我能清楚的看到它,你們全部人都會在入靜中意識到你內在擁有什麽,這是你能取悅上天最了不起的東西,你亦會得到上天的照顧。如天使哈奴曼一樣擁有同樣的信心,你要再進一步,把它成就。

願神祝福你們。

我要說到自我,這真的是西方國家的問題,為何他們有比印度人更大的自我。其一是右邊,就如我多次告訴你們,像加速器,左邊像煞車器。若根輪不受控制,若煞車器不妥當,加速器自然不受控制。所以基本上我們的根輪要恢復過來,必須要得到糾正。為此你要很努力工作。若你建立好煞車器,不管你為霎哈嘉瑜伽做什麽工作,都不會有自我,自我不能再控制你。

這很重要,特別是西方,他們很危險的摧毀吉祥和神聖的觀念。因此任何天使的力量必須在我們的內在完全建立,那麽這個力量就能成就事情,給你辨別能力,令你毫無自我。我希望今天兩者都能在你內在建立,讓你真的變成完全自信的有自覺的靈,我稱這些靈為現代的天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