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虛幻的信 (Location Unknown)

關於虛幻(Mithya)的信 (翻譯神聖的母親用馬拉地語寫成並於1975年5月5日頂輪慶祝日寄出的信)
1975年5月5日
我親愛的Damie,
給你許多的祝福,
來信獲悉。在頂輪上感到牽拽是非常好的跡象,因為只有通過頂輪,無盡的光束才能傾泄入人們的內心,內在存有的新大門才能敞開。但在此恩典降臨之前,應當先在頂輪上有牽拽力。我們明白,心的牽引同樣悄無聲息,卻是虛浮的,屬於情緒層面。但頂輪的牽引則是全方位的。在那裡,人處於整合的狀態,處於乞求chaitanya (神聖意識) 即神之愛的Dharma (正法 ) 和覺知中。這是自然發生的。雖然它是昆達裡尼的技巧所為,但你的個性應當加強昆達裡尼的能力。你從曆世獲取該品性,所以此生是偉大的,這些人中瑰寶可為我的工作所用。
如果你能明白雖然我的身軀在此,我其實是無所不在的,那麼你也應能認識到,連這身體也是不真實的(Mithya) 外表。到達這個階段很難,但如果逐漸認清虛幻,真理將毫不費力的建立,巨大的祝福浪潮將圍繞你的存在。我在這封信中解釋何為虛幻(Mithya)。應當向大家宣讀這封信,讓大家都消化吸收。
虛幻自人們降生就開始了。你的名字,村莊,國家,星座,預言,很多諸如此類或其他的事情附著於你。一旦梵穴封閉,多種虛幻的念頭成為你思想的一部分。虛假的想法如“這是我的或那些是我的”來歸屬等同外界的物體!另外還灌輸人為的約束,如“我的身體應當健康美麗”。然後又有不真實的關係出現在你腦中,如“他是我爸爸,他是我兄弟,她是我媽媽”。隨著自我的增長,愚蠢的想法進入你的頭腦,如“我是富人,我是窮人,我很無助,或我歸屬高端家庭等等。很多官員和政客成為自我中心者(驢子)。接著,產生了愛的外表覆蓋下的憤怒,含恨,分離,悲傷,執著,在社會地位偽裝下的誘惑。情感豐富的人們依附於這種不真實的生活。如果你想擺脫這一切,並努力行動,你所得到的只是幻象的知識,因為注意力(Chitta) 沿著太陽脈運行,然後你就牽涉進Siddhis (力量) 和其它的誘惑中。看見昆達裡尼和輪穴也是幻象,因為你從中並無獲益,相反這是有害的。無論你堅持厲行何種自我控制和苦修,所有這一切不過是增加了Chitta (注意力)的局限性。因此永遠無法獲得解脫。
但所有的虛幻並未隨著獲得自覺而降落。它可以逐漸地終止。如果你用堅定的信念,否認心之所想,認定一切皆虛幻 (Mithya),你將獲得純粹Self (真我)的覺醒。此後它就在你內裡穩固。儘管,同一個凡俗的Chitta出於愛之天性仍沉浸其中,但真理無始亦無終,驗證了濕婆大神。凡人的Chitta註定要認識該實相。這個Chitta必須要與此真我合一。只有這個Chitta向前進展,拋棄所有虛幻(Mithya),才能打破所有已知和未知的約束,並驗證真我。
真我從不會被打擾或破壞。只有人類的注意力(Chitta)在追尋欲望時會偏離內在的道路。這是Maya (幻象)。她是有意創造的。如果沒有幻象,注意力(Chitta) 將不會得到發展。你不應害怕幻象,應當認出她,這樣她就能照亮你的道路。雲翳遮擋太陽,亦映襯陽光。同樣,一旦幻象被識別,她就移開,太陽得以見到。太陽始終在那兒,而雲翳有何作用?有了雲翳,你才迫不及待地想看到時隱時現的太陽。它給予你看到太陽的力量和勇氣。人類被如此用心的創造出來。只要他邁出一小步,一切都能成就。而這仍未成為可能。因此我才來做你們的母親。
將你們的問題寫信給我。坐下靜坐。彼此間最好只談論霎哈嘉瑜伽。注意力(Chitta) 應當始終保持深入內裡。盡可能地忘掉外界。深信一切皆受照顧。這已經有很多實例證明。無論你做什麼,你的Chitta (注意力) 保持與真我合一。所有罪(Pap)與功(Punya)的約束頓失。世俗與非世俗的分別消逝,因為形成所有分別的邪惡黑暗已成末路。在真正知識的光芒照耀下,不管是錫呂·克裡希那還是錫呂·耶穌造就的毀滅,一切都變得吉祥。
所有這些是解釋不明白的。光是指明道路並沒有用。要明瞭道路只有靠踐行。
當我收到你們的信時我會確定目標。一段時間後連這也沒必要了。但目前,大家都要寫自己的經驗和進展。我來的時候,我們要看一下你們喚醒了多少Virata的經脈(Nadis)。這件工作似乎將在聖土印度開始,當發展充分時將傳播到所有國家和四面八方。
今天在倫敦慶祝頂輪日(即5月5日),我只邀請了大約20-25人,並決定未來的行動方針。
深深祝福,無限的愛給大家!
你們永遠的母親Nirmala […]

給我鮮花般的子女 (United States)

給我鮮花般的子女

你們對生命生氣,像小孩子那樣,在黑暗中找不到他的母親,你的憤怒表現為絕望,以毫無所得來結束你的行程。你們戴著醜陋去尋找美麗。你們以真理的名去叫喚一切虛假的事物,你們用情緒去注滿愛的杯子。我甜蜜親愛的子女,你們怎能用戰爭去建立和平?那要用你們自己,用喜樂自身才能做到。你們的棄絕經已足夠,你們的人工化的安忍經已足夠,現在在蓮花的花瓣之中,在你們仁慈的母親的膝蓋上,我會用美麗的花朵來點綴你們的生命。我會用上天的愛來膏你們的頭,我不再能忍受你們受苦。讓我以喜樂的海洋來將你圍繞,好使你們溶入那整體的大有,她就在你們真我處微笑,時常靜靜地跟你玩耍,你們用心知覺,便能將祂找到,她將以極樂振動你身體中的每一纖維,讓整個宇宙都被此光覆蓋。

在錫呂·瑪塔吉·涅瑪娜·德維1972 年首次前往美國途中致美國求道者的詩 […]

馬拉地語的信 (Location Unknown)

馬拉地語的信
(地址不詳)
大概寫於1975年倫敦
親愛的Modi和其他霎哈嘉瑜伽士,
賜予很多祝福。收到了你的信,我很高興地瞭解到你的左脈變得潔淨了,我希望你們所有人的左脈都得到清潔,至少要在一定程度上潔淨。我已經告訴過你們,在一種感覺不到的狀態下,我會清潔你們所有人的左脈。我清潔了三天,每天嘔吐差不多50次,還好,清理已經變得可能了。這個身體必須要用來完成一些任務,因此我不會受疾病或其他麻煩的困擾。相反,所有這樣的和不同的實驗都要為這次轉世而進行。為何你們對此擔心呢?這個身體還有什麼別的作用?我從沒有任何疼痛。所有我想要的是,在身體的這個實驗室裡,一些工作或者其他的事情必須要進行。
時間是短暫的,但要做的工作卻非常巨大。只有在自覺的力量下你才能潔淨左脈,我早就知道必須要從內在潔淨。古時候求道者要在他們兒童時期就在他們導師居住的偏遠地方不斷地做這種清理(Kriya),這個求道者必須好多世做這樣的清理。現在你們已經達到了集體的意識,因為我已經在集體層面完成了這個工作。儘管你說我已經完成了這個工作,但你和我的區別是我們沒有都在集體意識中。念誦口訣:‘’Twam Bhawani, Twam Durga, Twam Ambika’’等對左脈有好處。當你已經穩定在霎哈嘉瑜伽中,你要念口訣‘Aham Bhavani’,但這個口訣要在你的純淨與’Aham Bhavani’合一時才可以念誦。我現在告訴你,它自身就會發生。藉由清潔左脈,我喚醒右脈。由於左脈的制約,霎哈嘉瑜伽士變得非常沒精打采(昏昏欲睡),懶散和逃避工作的傾向在內在宰製著他們,他們的注意力消耗在如何逃避工作上,但是現在我開始了喚醒右脈的工作。你們所有人都要用右手從右邊提升能量繞過頭頂降到左脈,這樣做時,你必須運用意願的力量以使你的願望獲得實現。
隨著集體的覺醒,將有很多人分享你正在獨自做的工作。頂輪的領域包含你的心,當心的制約減少了,就象燈的玻璃變潔淨了。光芒萬丈的靈體之光喚醒頂輪的鞘,喜樂的光傳播開來,這在頂輪可以感知到。這盞燈照亮了五彩繽紛心靈的各個角落,用可以形容為愉悅、幸福等特質來裝點心靈。這種狀態會在你的內在不斷成長,變得穩定。大部分霎哈嘉瑜伽練習者都要嘗試這個方法,但不要僅僅是手的機械動作。
不管你做什麼,要帶著信心去做,就像你在崇拜中的信心,戰士熱情的信心,藝術家敏銳的信心一樣。念誦口訣時要有完全的純淨,以喚醒神祗,你的心必須要投入其中,只有這樣喚醒才會發生。你要明白一個簡單的原理:大火怎麼可能由小火柴棒點燃?如果水在油中混合,燈芯會保持火焰嗎?只用來解決自身小問題的霎哈嘉瑜伽士怎麼可能獲得開悟?為什麼上天會給與他們開悟呢?燈塔不是給與自己光明,片刻都不會。因此,燈塔被認為是很重要的,並要被照顧。
請在霎哈嘉瑜伽練習者中轉發這封信。
你們的母親Nirmala
錫呂·瑪塔吉·涅瑪拉·大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