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輪崇拜 達到霎哈嘉的境界 Campus, Cabella Ligure (Italy)

頂輪崇拜 達到霎哈嘉的境界
義大利2000年5月7日
三十年前當頂輪打開時,我發現到處都充滿黑暗。人們都很無知。他們沒有意識到,他們必須追尋什麼。當然,我發覺人們想尋找一些未知的東西,但是他們不知道什麼是未知的,什麼是他們需要尋求的。他們對自己,對身邊的事物,對他們生命的目的一無所知。我不知道如何跟他們開始這個課題。
當頂輪打開後,我想嘗試只給一位女士自覺。她是位年老的女士。另外有一位女士也開始來到我這裡。這位年老的女士得了自覺。另外那位年輕很多的女士告訴我她被附體了。我的天呀!我說:“我要怎樣給她自覺呢?”後來不知怎的她很快被治癒了,而且得了自覺。
這是極不為人知的知識,而且人類的自我拒絕接受他們是不完整的,也不想接受他們必須得到自覺。
他們的生活方式令他們沒有時間給自己。我發現很難說服人們要他們必須得到自覺,因為他們認為這是虛構的事情,十分牽強,而且他們只相信那些告訴他們“要做各種各樣的儀式(karamkands)”的導師,就只是這樣,他們在那些導師的指導下做盡各種儀式,卻不知道首先要認識自己。這是所有降世神祇、先知都清楚地講過的,人類要得到自覺不只是我的意思,更是所有先知、神祇的意思。幾個世紀以來他們一個接一個地說,你們要尋找自己,甚至耶穌基督說過“認識你自己”。穆罕默德、那納克(Nanak Saheb)也說過同樣的話。但沒有人嘗試去明白,這些儀式不是生命的意義,這些儀式也不會説明我們達成生命的目的。你們必須得到自覺。
所以只有這兩位女士得到了自覺。於是我想,不如到海邊去,大約三十人和我一起去。他們用滑稽的方式談話以表示他們怎能得到自覺呢?他們不配得到自覺。他們還不是很好的人,他們用各種事情責怪自己。最後到海邊的總共大約有十二人,包括那兩位得到自覺的女士。
這預示著真我覺知的過程是十分緩慢的,而且人們不明白為什麼他們需要得到自覺。我感到非常失望,因為沒有人能理解我。但有一天,在一個活動中一位女士來了,她被附體並開始用梵文說話,她只是個女傭,每個人都很吃驚。她說:“你們不知道她是誰。”然後她開始引述在《商羯羅頌贊》(Saudarya Lahari)中所形容我的話。我驚訝這位女士出了什麼毛病。她說話像個男人,她的聲音像男人。人們相信或許不相信,但她真的是被附體了。人們開始向她提問。然後在場的人問我:“母親,她說的話是真的嗎?”我說:“你應該自己尋找答案。”因為如果你告訴當時的人任何類似的話,他們會轉過臉(不搭理你),只有那些假導師才會告訴你:“好吧,你給我五個盧比”,人們便會十分開心,因為他們以為已經付錢給了導師,再不用為任何事情而煩惱了。你們不需要做任何事情。
就這樣,事情便漸漸地起作用。我依然記得已得到自覺的人問我:“母親呀,請允許我們作杜迦崇拜吧。”杜迦女神的崇拜是很難做的。一般婆羅門還沒有預備好這樣做。因為他們還不是自覺的靈。他們通常會遇上各種各樣的問題。他們叫了七個婆羅門來,並告訴他們:“你們儘管放心,不會有壞事情發生在你們身上,因為你們現在都要面對實相,不是神像崇拜(Murti Puja)或其他什麼,而是面對一個真實的人。”他們都有些害怕,不過還是來了。但(神奇的)事情發生了。他們開始充滿信心地念頌所有的口訣。生命能量開始在每處流動起來。我們當時靠近大海,我發現大海在咆哮。但人們不明白。除了那七個人,他們說“沒有任何(不好的)事情發生在我們身上。我們妥當地完成了所有事情。”而我認為這是霎哈嘉瑜伽的第一個奇跡。
你看,人類心智的問題在這個層次,或者說在這個時候,是太過自我為中心,沒完沒了的想著自己。他們以為:“自己很了不起,還有什麼是自己不瞭解的呢?我們很瞭解自己了。”所以對於求道者而言,最基本的特質是謙卑。如果你認為你知道一切,便不能謙卑下來,更不能去求道。就算你去求道,也不會跟從別人的道路,這樣的人會說:“我們有自己的路,我們會走自己的路,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情”。我遇到過很多來自不同國這樣的人。他們只是來聽我的講座,僅此而已。他們不會得到自覺,即使他們中有些會得到自覺,但又失去了。
不知怎的,對我來說,給這些人自覺是個很滑稽的故事。我分文不取,我常常獨自上路。但是即便如此,為什麼人們還是不能意識到自覺的價值?
後來有一個第一批得到自覺的先生對我說:“如他們所說,如今的社會無論如何都是個消費者的社會。”“除非你收取他們的金錢,否則他們永遠都不會珍惜。就讓他們覺得要為自覺而付費。所以你應該找人在入口處收費,否則他們永不會得到自覺。”我說你不能售賣自覺,這是錯誤的。你不能向人售賣自覺。他說你這樣便不會成功。其他導師把錢放在首位,甚至明確的說收這麼多錢,或這個要收這麼多費用。這些導師只是滿足于人們的自我,就這樣人們跟從了錯誤的人。
人們以後或會察覺到這個錯誤,因為他們因身體和精神上的各種問題而受盡苦頭,但到那時候已經為時已晚。
到目前為止,沒有任何著作曾描述過頂輪,雖然有人在一些古書中曾經提及,在印度也提到過。這些書籍中提及頂輪有一千片花瓣,但除此之外,沒有人再描述過它。如果他們有提及關於頂輪,我便較容易告訴你們:“看,這是在書本上有記載的。” 因為人們都是這樣的,只接受在書裡描述過的東西。這令我處於十分艱難的處境,因為從前沒有人集體的給人自覺,也沒有人清楚地記載過,除了一兩個人清楚地描述過靈量,但我認為對靈量的描述也不是十分清楚,因為這些描述全以詩歌的形式存在。人們會唱那些歌,但卻不明白其中的意思。
我在想,這些人是怎樣迷失在各種各樣求道的路上。在他們身上將會發生什麼?我怎樣才能給他們自覺?雖然這些經歷是如此駭人,但這並沒有影響我。我不斷地堅持去做,並最終有了給自覺的方法。當然我遇見過一些非常殘忍和討厭的人,他們為我和霎哈嘉瑜伽士帶來麻煩。這些事情本應打擊我的熱誠,但是相反的,我開始想,為什麼?為什麼人們會這樣?
後來,我明白了一件事情,就是我們不能令全世界的人都得到自覺,這是最後的審判。這個時候,人們要決定什麼才是最重要的事情。他們要認識自己,並且知道他們正在做什麼。霎哈嘉瑜伽練習者的數量再多對我們説明也不大,我們需要的是真正堅定不移的霎哈嘉瑜伽士。
接著我發覺有些人治癒了很多疾病,但更多的人迷失了。他們其中有些是吸毒者,戒了毒癮。酗酒的,他們戒了酒。吸煙成癮的戒了煙,我從沒說過一句話,說你要放棄這、放棄那。我知道,當靈量升起,他們都會自然而然地放棄這些壞習慣。這些都發生了,人們因而變得潔淨、美麗,而且開始享受生活。但是沒有人會相信他們。當這些人四處告訴別人時,別人都說他們瘋了。別人不相信這些人如何放棄酗酒,他們如何放棄抽煙。有些人說:“我們就是要喝酒,這又怎樣?”自此,我發現這些人(不能放棄壞習慣的)多是縱情放肆於享樂的一類。他們享受十分放縱的享樂,那跟靈性完全扯不上關係。
當然事情慢慢開始成就。但我仍要說在這鬥爭期,我們不能期望會有千千萬萬的人來到霎哈嘉瑜伽中,雖然這是我的願望,這也是你們的願望。你們希望人們能得到自覺,也希望很多美好的事情得以發生。首先你的體質會提升,很多人得到醫治。耶穌只是醫治了二十一個人,我不知道在霎哈嘉瑜伽有幾千人被治好了。
但人類有另一個很大的問題,他們閱讀各種各樣的書籍,同時對於他們應該尋找什麼,需要尋找什麼卻沒有清晰的想法。這是個很大的問題。他們試圖遵從書中的任何東西。我的意思是他們都是搖擺不定的人。這些人從一處轉到另一處。他們在霎哈嘉瑜伽的進步比其他人困難得多,非常困難。因為如果你正在走一條路,而你又開始轉到另外一條路,那麼你可能要走回頭路,他們卻認為這是他們的自由。實際上若沒有得到自覺,你都不可能擁有任何自由。自由意味著你知道自己是什麼,知道自己有能力做什麼。在自由當中你才是那位應該收到所有祝福的人。如果你沒有收到這些祝福,那麼你還沒有自由。在你自己的生活中,一定有什麼地方出了問題。因為一旦你得到自覺,你便成為絕對自由的人。“自由”意味著你的靈在引導你,如你所知,靈是上天的反映,是全能的神的反映。如果每人都有相同的反映,並且是覺醒的,那麼你們的靈會在認知層面上起作用,好像他們知道什麼是對、什麼是錯、什麼是建設性的、什麼是破壞性的。那不是你們所擁有的某種虛假的滿足,而是你們在現實中感知到的實相本身,這是註定要發生的。
在霎哈嘉瑜伽中,你首先會體驗到你指尖的涼風。沒有這種體驗,你不應該相信任何東西。這意味著新的維度已經來到你的神經系統中,你能感覺到那個你還未知的系統。交感神經系統在這裡,但你從不知道它如何運作。你對於真我的知識十分貧乏,但得到自覺後,突然所有東西都受啟發了。你開始對自己有煥然一新的感覺。有時候你仍要對抗你的自我,你要超越你對事物的無知。因為自覺給你絕對的知識,不能被挑戰的絕對知識,這表徵,就如他們所說,就是唯一的真理(Ekmeva Satya)。當你得到這知識,你也可以把它記下來,你能知道是對還是錯。這是一些已經發生在你們身上的事情,你們已經得到了這些生命能量,你們能感覺到這生命能量。例如在霎哈嘉瑜伽裡,可能有些不滿足的靈,但你可以憑生命能量找出他們是誰?他們在做什麼呢?憑著生命能量,你能知道這些人是否處於實相的狀態。你能分辨出企圖反對你的人,或分辨出試圖告訴你其他事情的人,他們偏離得有多遠?在你的指尖上你可以知道一切。這就是穆罕默德說過的復活的意思。
我必須告訴你我幾天前的一個經歷。有一個來自印度電視臺的職員,他是一個明星,他來採訪我,並問我一些(與採訪)毫不相關的滑稽問題。他的名字是阿巴,所以我說:“阿巴,你正在浪費你和我的時間。你能說到正題嗎?”因此他說:“我反對所有原教旨主義。”“但我不是原教旨主義者,你怎麼知道我是不是呢?”他說他正嘗試找出來答案。我說:“好吧,把你的雙手向著我。穆罕默德說,在復活(kyama)的日子,你的雙手會說話。”你會感到驚訝,他立刻感到手上有涼風。他問發生在他身上的是什麼?我說如其所如。爭辯、談論、懷疑都是徒勞無用,你只需要觀察自己的體驗。他驚呆了,之後他跟我說的都沒有播出。
所以我要說,如果人們達到了實相,並知道這就是實相,就沒有什麼能改變他們,前提是他們已經達到了實相。你可以從所有偉大的人的生命中看到。他們感知到“這是實相。”不只靠閱讀,也不只是相信,而是一種體驗,他們能在自己的中樞神經系統中感知到實相的體驗,這樣的人是不可能被改變的。就像你看見一粒種子變成一棵大樹,但你不能把大樹變回種子,種子就是種子。當種子變成大樹,你不能把它變回種子。大樹會生出更多種子,這是不同的。同一道理,一旦你得到自覺,並與上天聯合,你便不會墮落,除非你自己願意自暴自棄。這是非常非常不同尋常的,你在得到這特質,得到這能力之後,是不會失去它的!當然首先你必須成長。為此,你必須靜坐。一旦你靜坐,整個人都會受啟發,變得美麗,使你不願意去改變它。你希望在那裡,並永遠享受它。
當然你想把它給予別人,這是因為你太享受它的緣故。就像你在街上看見有人在挨餓,你卻得以溫飽,你便想給予那人食物。同一道理,你看這個世界,人們瘋狂地尋找,到處奔跑,做盡各種事情,所以你想告訴他們。他們可能相信,可能不信。他們可能試圖完全否定你,抗拒你。他們會做任何事,但你清楚地知道你的路是正確的。你在正確的思想層次上,那就是霎哈嘉的境界。在梵文被稱為“Sahaja Vastha”。在霎哈嘉的境界(Sahaja Vastha)裡,你不會起反應,不起反應。你只會觀看和欣賞。現在你看,我來了,我已看見這頂輪的美麗,穿越了所有的輪穴,向上升才能到達(頂輪),在頂輪處一切都表現的非常美好。但有人也會說,“啊!這顏色的組合不好,為什麼?為什麼他們用這個?為什麼他們不用那個?”就像這樣,找別人的錯處!這種找錯處的做法其實是來自你還未啟發的腦袋。你不能享受任何事物,因為你起反應,每時每刻你不斷的在起反應。即便有人說些好話,你仍會起反應。當然如果有人說些難聽的話,無疑你會起反應!
所以對我們來說,我們要知道我們不是隨意地起反應,我們並沒有低級到起反應的程度,我們在一個非常高的位置。我們的工作是什麼?正是去享受,享受一切,這享受是上天的祝福。你甚至能享受混亂和折磨,如果你能明白這個道理—沒有什麼能影響到你的靈,它才是真正的光,你自能享受一切。無論你遭受什麼痛苦,無論你覺得什麼令你不安,但其實這靈體的寧靜之光使你得到絕對、完全的喜樂,而且你也會把這種喜樂給予其他人。你不用設計、不用計畫怎樣給予快樂,你會自然而然地給予(他人),而且這個過程毫不費力,自然而然。因為你在霎哈嘉瑜伽的境界,在霎哈嘉瑜伽的境界你只是靜觀一切。你感覺這猶如一齣戲劇,有不同的風格,不同的類型,你只是觀看著,從中得到喜樂。觀看時,重要的不是“我喜歡這個、我喜歡那個”,不是這個“我”喜歡,這是自我。自我使你遠離喜樂,即遠離實相。這世界上所有你認為麻煩的事情,如果你從另外一個角度,從霎哈嘉瑜伽的角度去看,你就不會感覺到這些麻煩。但是你必須達到更高的生命存有。這個更高的生命存有應該在你內在建立起來。
幾天前我跟一班官僚見面。我告訴他們我知道你們收入不高,你們可能會覺得其他人有較高的收入和較多的福利,但有一個方法能令你真正享受工作。如果你擁有愛國心(Deshbhakti對母親國度的虔誠),如果你愛國,無論付出多少你都不會在意。你想要付出一切,而且能渡過各種所謂的饑餓和焦慮,還能若無其事。同時,你的情感變得非常深沉。例如你在旅遊時突然發現有人病倒了。你能憑生命能量感到這人病了,你的憐憫和愛立刻就流向這個人。你會嘗試幫助這個人。可能的話,你甚至嘗試醫治這個人。你像海納百川一樣的接收他所有的問題,但這不會對你造成任何傷害,也不會給他帶來麻煩。一個大愛無疆的人,擁有至高的力量,卻不會炫耀他的力量,也不會在乎自己的重要性,如果有人要侮辱你,好吧,那侮辱算得了什麼?
那些已到達了霎哈嘉瑜伽境界的人是偉大的藝術、音樂及思想的創作者,這就是為什麼這些作品都留存至今。很多人創作,但他們的作品卻無人問津,然而那些自覺的靈,無論他們創作什麼,都是來自永恆的本質。因為他們在永恆的海洋中,在純潔的海洋中,他們完全沒有傷害人和麻煩人的念頭,他們時刻受到保護,他們不會被傷害。當你們進入神的國度,誰還敢傷害或麻煩你們呢?
我在霎哈嘉瑜伽士中看到了昌盛,他們十分慷慨,明白事理。我不必去講課,告訴他們現在不要做這不要做那,不,不用了。那些在霎哈嘉瑜伽中尚未成熟的人應該嘗試成熟起來。對於還未成熟和帶來麻煩的人,不用為他們擔心。你們應該有同情心。你們真應該同情那些還未成熟的人。
我覺得今天是個偉大的日子,因為我這三十年來四處奔波,把你們這麼多人集結起來。全世界有很多霎哈嘉瑜伽士,這裡只是冰山一角。所以這是將要發生的事情。這些事情有人形容過和預言過。諸如此類的事情將會發生,許許多多的人會得到他們的自覺。
當然這是難以置信的。但正如現在你們看到的,我們都是一體的,這是多甜美的感覺。這裡沒有爭辯,沒有鬥爭,沒有壞念頭,沒有人喜愛低俗的東西。他們令人愉悅並擁有善解人意的品質。我曾看見他們成為詩人,譜寫美麗的詩句。我曾看見他們成為演說家。我也曾看見他們成為很好的組織者。然而有一樣東西是很重要的,那就是謙卑,你們應該是個謙卑的人。一開始我就說了,現在我還要說的是,你們吸引人的地方就是你們的謙卑。你們應該成為謙卑的人。不要認為你是個特別的人,或以為自己是十分重要的人。一旦你覺得你是個重要的人,那麼你便不是整體的一部分。如果我的一隻手開始覺得自己重要,這是愚蠢的。一隻手怎能是重要的呢?所有的手都需要,所有的都是需要的,雙腿也是需要的。身體一部分怎能這麼重要?如果你在霎哈嘉瑜伽的旅程中,何時何地開始有這種想法,那我必須要說,你不是在霎哈嘉的境界中。
我的努力是要帶領你們進入那自然而然霎哈嘉的美麗境界。在那裡你們絕對與真我合一,與自然合一,與你們身邊的人合一,與你們的國家和其他國家合一,(當你到達了這個境界)在每個地方,在整個環境,正如他們所說,整個宇宙 (Brahmand)成為你們的一部分,你們不會和它分開,而是與它呼應,你們可以稱之為“Ninaad”。 顯而易見,這是與你們自身存有的呼應,與你們生命的呼應。這不是物質層面的進步或是其他東西,而是靈性層面的升進,那是最高的。在每一個國家的每一處,都有這樣質素的人,而且直至今日,人們還記著他們。同樣道理,在你們的生命中,在你們的創作中,在你們的工作中,在你們能做的任何事情中,你們都將代表著一門非常偉大的,關乎實相的知識。
現在我們唯一要做的是決定:我們要給多少人自覺?我們能為自覺做些什麼?我們應該做什麼?這是唯一要做的事情。如果你們以完全自覺的狀態,持續做這件事情,你會驚奇地發現,這一過程就像在攀登一座大山,當你到達山頂,你將會一覽無餘,並且感到非常滿足。儘管你們當中有些人還在攀登的過程中,但不要緊,沒有問題,你們可以繼續攀爬,你們必須尊重自己,愛自己,明白你們必須達到山頂。一旦你到達了山頂,你將會知道你就在那裡,你的所有的愛、情感及所有的一切傾瀉而下,並從山頂向山下流淌。
如果這是你的生活,這是最偉大的生活方式。不要去理會所有其他人:那些政客和所有被認為很偉大的人。你們比他們高很多,因為在霎哈嘉的生活方式中你們已經被打造得像鑽石一樣,這是非常令人滿足的,也是絕對的平安。它賜予你們喜樂、賜予你們平安、賜予你們能力、賜予數之不盡的東西,你們頂輪中的千片花瓣都受到啟發。上天知道你們在這種狀態中所能得到的一切,你們融入浩瀚的千片花瓣的頂輪之中,在那裡,人們得到一切關於科學的知識,一切有關偉大發現的知識。
所以人們要建立自尊,自尊和自以為是是不同的。你們應該尊重自己。尊重自己,你們就會變得謙卑。你們會變得非常有愛,因為你們擁有愛的能力,而非外力強加。
我承認雲從海裡升起,再降下雨水,但這只是他們生命的迴圈工作,它們對此毫無意識,它們不會想,它們正在做什麼偉大的事情,因為它們就在迴圈之中。你們不在那迴圈之中,你們仍然在工作,而且沒有感受到任何自我的重要。你們這樣做,因為你們必須要這樣做。
另一個迴圈,不是自然界的迴圈,而是另一個覺知的迴圈。在那裡你們覺知自己在做什麼。同時你們非常謙卑,非常有愛心,非常和善。你們不會打罵任何人,不會苛責任何人,你們能應付最難相處的人,如果有人行為滑稽,你總能為他提升靈量並感到滿足,如果你悄悄地替那人提升靈量,那也好。如果你不能提升靈量,那麼算了吧,放下他吧。他是多難相處的人,他可能是塊石頭,對於一塊石頭,你能做什麼?你不能讓愛、尊嚴、這類特質流向他。這對鐵石心腸的人是不可能的。放下他,這不是你的工作,完全不是你的工作。我會要求你:首先看看自己到底有多麼謙卑,你們要非常謙虛。這是你們的裝飾,這是你們美麗之處,你們擁有愛,那是純潔的愛,沒有欲望或貪婪。你愛其他人,只是因為你在愛中。第二;因為你被賜予平安,你們絕對在平安之中,並且你們會驚訝,當你們在平安之中,智慧便會來到你們身上。你們會被視為最有智慧的男士,最有智慧的女士,因為你們在平安之中。只有在平安中,你們才能發現真理。你們能發現想要的所有問題的解決方法。你們變成十分智慧和明智的人,遠比其他人更偉大。你們絕非普通人。你們擁有喜樂。喜樂是不能以語言來形容。像我多次告訴過你們的那樣,這種純粹的喜樂,不是開心或不開心,只是喜樂,你們只是享受,享受所有,享受每一個陪伴,每一件事,每一個場景,享受所有在你生命中的點點滴滴。你們都懂得怎樣去享受一切。
你看,單是喜樂就有無限的包容。我記得有一次我和我的女兒、女婿去看一些歷史遺址,為此我們要攀爬很久,攀爬了大概三小時,我們自然都累了。在那裡有一個由大理石做成的休息處,我們說不如在那裡休息一下。當我們分散開時,他們說:“為什麼我們要千辛萬苦地來到這裡呢?”大家都很不情願。忽然間,你知道,這裡有一處有趣的地方。忽然我看見一些大象的雕塑,我因此說:“你們能看到那些大象嗎?每一隻的尾巴都不相同。”他們說:“媽媽,你怎麼能看到大象們的尾巴呢?我們都這麼疲累。”我說:“你們也能看見,你們來看看。”因為這喜樂將你們從無意義的思緒中轉移。你們只用說:“這思緒都是毫無意義的。”你們只是轉移你們的思緒,這就是你們獲得喜樂的方式。去做給你們帶來喜樂的事情。
假如這裡有個無趣的人,你只會看見那乏味背後的幽默,那個人是怎樣使你乏味的?你就能從中學會以後不要令別人乏味。
這種喜樂有這樣的特性,能教你看見每事每物中的快樂本質。如果你有個壞朋友,好罷,你依然能享受,因為你看見他有多壞。當然,如果你有個好朋友,你也總能看見,但(無論好壞)你不會有批評他們的念頭。批評從你的腦海中溜走了。你對同一件事物的思維立刻從荒謬轉變成有趣。所以你不去批評,而且不覺得這是不好。
有時候人們會驚奇我如何能夠包容這些人,但其實我並沒有去包容,無論他們幹什麼,我都沒有放注意力在他們身上。如果你們有這本質,我們可以稱之為一種狀態,在那狀態中你是完全在Turya的境界,如卡比爾(Kabira)說過“Jab Mast Huephirkya Kolin”,這個意思是“當我已進入喜樂的境界時,為什麼我還要說什麼?”就像是一種你必須明白並尊敬的秉性。它在你們內裡,尊敬它,不要將它與他人比較,其他人跟你們不在一個層次上,所以你們是在不同的層次,而且你們只是試著去享受它,永遠不要感覺自己比別人更高或更偉大。不,不要這樣想。你們要感恩的是,你們沒有與所有那些滑稽的念頭和可笑的生活方式混合在一起,在那裡你不停地批評“這些不好,我不喜歡這個”。你是誰?你不認識自己。當你說“我不喜歡這個”,你就不認識你自己。你怎麼知道你不喜歡?我曾見過一些知識很貧乏的人,他們對什麼都知之甚少,只是批判別人。我不明白原因何在,為什麼會這樣呢?但可能他們終日只想著自己。這是很常見的。但如果你們知道那絕對知識,那麼你們就變得非常謙卑,絕對謙卑、甜美、溫柔和善良。
今天是個重要的日子,對我來說也是。我沒有想到我會活這麼久來見證這美麗的日子。因為按照別人的標準,這畢竟是個非常艱苦的生活,但它給我的最大喜樂,就是讓我創造了霎哈嘉瑜伽士,聆聽他們,和他們交談。他們如此甜美、和善和令人尊敬,所有這些對我幫助很大,我必須感謝你們。有了你們的支持,有了你們的幫助,有了你們的理解,我就能實現這個目標。如果我能靠自己去實現它,我永不會要求你們的幫助。但你們就好像我的手,我的眼睛。我非常需要你們,因為沒有你們,我就無法成就。就好像調校頻道,除非而且只有你有這些頻道,否則作為太初之母或其他什麼又有何用?你怎樣調校那頻道呢?如果那裡有電流,那裡便需要有頻道,否則這是個靜止的東西。同一道理,我總是感覺我需要有越來越多的頻道。當這成就時,我的靈真是在非常非常高的狀態。我為這天已經來到而再一次感謝,並且衷心地祝福你們,現在你們已承擔起這責任。你們是霎哈嘉瑜伽士,所以你們有責任去給其他人自覺。不要把它只留給自己。這必須給予其他人。你們能解釋,你們能和他們談話,你們能非常理解他們,嘗試明白他們並和他們談話。你們必須給別人自覺,否則你們不會感到完整。為了要感覺完整,你們必須給人自覺。
願神祝福你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