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善輪崇拜(摘要) Vancouver (Canada)

明善輪崇拜(摘要)
1992年9月13日
講於加拿大溫哥華
「今天我們將同來敬拜明善輪。至今為止我們一直在向一個神作崇拜,而今次是你們第二次崇拜明善輪(Hamsa)這個中心。」這個能量中心位於兩眉之間。兩隻眼正好代表左右兩邊。這個能量中心很受我們的眼、耳、鼻、舌、牙齒和喉部所引領。它是個十分重要的中心,因為喉輪必須照顧十六塊花瓣,這些花瓣又照顧著這些不同的器官。而且它必須與宇宙大我(Virata 維羅達)聯繫,因此就必須穿越這個明善輪中心。」
「明善輪是個非常重要的中心,在我們的意識中會表現出吉祥。意思是:假如這個中心能夠警醒和得到喚醒,我們就可以立刻知道甚麼是吉祥,甚麼是不吉祥……我們獲得上天的明辨能力。我想這是人類遺傳基因的一部分,才會令人有明辨善與惡、建設與破壞的能力。」
「……不過這個中心很易被我們這些器官所破壞,這些器官從外面收集思想條件制約和自我。此所以這個中心是很脆弱的。其他能量中心與外界的連繫沒有這麼多,因為這中心與這些器官連繫起來,也就從這些器官處接收了所有訊息。例如,雙眼是十分重要的,因為人們說眼睛就是靈魂之窗,而你們又看過當靈量(Kundalini)上昇與靈魂在發出光芒時,瞳孔是會放大的,你們也就看來純真如赤子,雙眼閃亮。」
假如我們用眼不當,好色貪婪,就會嚴重損害這個中心。一旦我們開始接受一些對生命有害的事物,我們就會立刻很容易地接受任何錯誤和有害的事物。「我感到那是某種遺傳基因的缺憾所引致的,因為某些人絕不會接受任何愚昧、白癡和有害的事物,但另一些人卻很容易老是選擇荒謬和絕對有害的事物。這個也可能會變成一種廣獲認同的集體認受。例如,一個眼睛轉個不停的人可以影響其他人,令其他人也變成那樣。」這是所有各式各樣亡魂(bhoots)進入的好門徑。……當你把它投射回去,同一種亡魂可以走進另一個人內,可以在其他人身上製造出同一樣的真空,或是同一個在明善輪上面的弱點。因此,眼睛必須要非常潔淨、非常純真。
缺乏明辨能力就會影響所有感官。人們習慣了聽一些可怖的事情,就變成受這種『喜歡這些事物』的條件制約所約束。人們會習慣了嗅一些腐壞的芝士、煙草、或人工化有酒精味的香水,其實這些都對鼻的細胞極有害。最終人就會失去嗅覺,失去了這個本來為我們帶來很多喜樂的器官。假如這中心的精微之處喪失了,我們便會喪失昇進,變成與牲畜無異。
喉部也一樣,假如我們說粗言穢語或用它來罵人,向人發脾氣或侵犯別人,或做些諸如喝酒抽煙之類的事,喉部就變得很弱,甜美的聲線也會失去。咀巴與牙齒的味覺,也會向所有不經辨認就接受的事物而發出反應。假如我們做某事,是因為某種東西有很多廣告,或作過很多市場推廣的話,那意味著我們還未發展出自己的智慧與人格。
當明善輪受到喚醒,我們會發展出明辨事非的能力,在梵文裡有一對聯,是說天鵝與白鶴同是白鳥。那麼一隻天鵝與一隻白鶴又有何分別呢?答案是:當你把奶和水混合,天鵝就只會吸啜奶液,而鶴就沒有這種辨別能力。
假如我們失去了辨別事物的能力,我們就像機械人一樣,因為我們不再有人格。「任何人都可以把我們洗腦,而且越向我們講得越多有關我們的辨別能力,我們就越聽那一套。」那解釋了為何如此多的萬千群眾走向假導師那處,或淪為同性戀,染上愛滋病,和染上毒癮。「那真是難以置信,為何人會接受這些事情,這些損害生命的事情……我們付錢去自我毀滅……對任何人來說這都是不順應自然的。」即使牲畜也知道要遠離危險,因為牠們要保存生命。「可是這種普通的常識也漸失去,然後他們會說:『有甚麼不對?這有甚麼不對?那有甚麼不對?』那表示明善輪的遺傳基因已經喪失……明善輪上面沒有神祇,但有眾多器官的無形無相的能量──這些器官由佛陀、大雄(Mahavira)、基督與克里希納(Krishna)所照護著,這四位是受錫呂‧格涅沙(Shri Ganesha)所掌管著。」
「這些遺傳基因由錫呂‧格涅沙安放上去,因為祂是智慧之源。」一旦我們損害了根輪,那智慧、那根基,就會完蛋。「這就是為何不道德的生活對我們的生命極之有害的原因,因為我們喪失了明辨能力……之後假如你得到喚醒,便會成為更高層次的霎哈嘉瑜伽族類。……我見過有人一夜之間戒除毒癮,極之不道德的人變成極之有道德,因為這個輪穴突然間得到喚醒,而靈體之光的最佳表現方法,就是在日常生活中,也在集體生活中,藉著這輪穴表現出來。」
現在霎哈嘉瑜伽也有很多問題。當人第一次來到霎哈嘉瑜伽,他們會開始留意其他人,並找尋別人的錯處。他們不會看看自己來這裡的目的。他們來這裡不是為了要找別人的錯處,而是去改正自己的缺點。」有些人認為應該從中賺取些金錢,或有些人開始對一些他們不應管的事作批評。
「所以他們忘記了,因為他們只是來霎哈嘉瑜伽,而智慧的遺傳基因卻沒有建立好……所以他們開始找領袖的錯處。有時領袖亦會有這種感覺:「噢!我是領袖,我可以非常強硬,綱紀嚴明,可以控制其他人得來。」他們來這裡是要學習怎去愛、慈悲為懷、忍耐包容。領袖的意義也是指服從──兩者都是要自行辨別選取的。假如有人向你說些甚麼,又假如你為自己的好處而服從他的話,你便會領會到那是對你有益的。假如有領袖告訴你某些事做得不對,你應嘗試看看問題出在那裡,而不是因而感到受傷害。」
「因此所有這些從『前生』積聚而來的東西,也即使是我們重生後仍攜帶著的一丁點──即好像一隻蛋變成了一隻鳥,但破殼之後仍有很多蛋殼的東西纏在身上,因此得到自覺之後,第一個要謹慎辨察的是:『我怎樣可以達到靈體的狀態,純潔的靈體的狀態?』可是,人們卻迷失,因為他們沒有辨別的能力。得到這覺醒後,第一件事我看到在人們身上發生的,是他們雙眼會穩定起來,雙眼減少了轉動。他們有純真的眼神。」
獲得自覺後,懂得享受生命的能力,你自然會得到,最重要的,是辨別的能力。然後,像天鵝般,你從任何事物中皆可提取乳液……你的態度變得不同……生命依然如故。沒有甚麼改變──同一間房子、同一個家、同一城市、同一環境,但你開始享受一切,因為你明善輪的敏銳力現在只為上天的辨察力而工作,而你會立刻知道,然後不再想碰那些刺──只想採摘花朵,而你又知道自己在採摘花朵,自己在喜樂之中。」
「因此,透過明善輪而來的靈體之光會給你智慧。智慧不是指你知道怎樣去與人爭吵或鬥爭……智慧是指你如何凡事看見美好一面並享受它……並且避免任何有害的事物,只做有益的事……明智的人會保護自己。他尊重自己的生命,因為他知道自己已成為了上帝的工具。」
「因此智慧會自動降臨於你,但藉著經驗,你便會知道這條路是正確的……一旦這智慧變得透徹明顯,你就能清清楚楚地看通一切事物──頭腦也清清晰晰──之後任何人說出智慧的事,你也不再感到難受。」
就是因為這種轉化,從前你看過或聽過的同一首音樂或同一首詩,現今卻令人有如置身於七重天中。眼睛、耳朵都是個微妙的器官,「而這些微妙器官就會開始向你從周圍採集而來的美好事物發出反應……一旦你學會這樣做,你會說:『我們在喜樂的汪洋中暢泳。』海洋依舊,但此刻你已找到海洋中的滴滴甘露,其他人卻懼怕會溺斃。世界依舊!這就是為何他們說是個摩耶幻相(Maya)的原因,不過當這辨別能力在閃動,就不會再有幻相。」
「你有智慧與有安全的裝備,你也知自己在做甚麼……我見過某人在會堂內向霎哈嘉練習者叫罵批評,他們仍能享受一切。我見過有霎哈嘉瑜伽練習者大笑起來。他真可憐,想窮其內涵水平去責罵一切,但在場的霎哈嘉練習者卻只管向他發笑……他們在享受此人的愚昧。」
「所以,生命的整個態度都因為這個明善輪而改變,而你卻不曾發覺原來自己的智慧已自動地發展了出來。然後你也開始鞏固它,也令它成為自己的已喚醒的信念,因為甚麼時候你看見,你相信的都會得成果……人們突然碰上你,你得到幫助。所以,有很多事情發生。」
待人接物,處理人和工作的智慧──每事每物都開始有成果。「假如那不能成就,你也不會感到難過。你會想:『怎好呢?那人不是個霎哈嘉練習者。我們嘗試了。可以做些甚麼呢?』……這個無所不在的活躍力量正在看護著你;所有偉大的聖人在看管著事物;有時你會感到好像天使們在伴隨著你,祂們怎樣引導一切,怎樣令事情成就。然後這個明辨能力穩定下來。除非這個狀態可以穩定下來,否則霎哈嘉修習者很可能會悄然離開霎哈嘉瑜伽。」
我知道曾經有很多人來到霎哈嘉後,只因為一點小事而離開……因為在表面上我們有很多種人;而在表面,假如你停步,有人向他們說了些甚麼,他們就離開,因為他們還未到達那個明辨力的狀態:『這個地方是找對了。假如他有錯,他自會離開。為甚麼我要離開呢?』只有在明善輪好好發展出來之後,人才有可能成長。
「我曾見過有些人變得很熱切投入。你們也知道,這是個非常大的組織,遍及全球。我沒有秘書,但每個人都是我的秘書,每個人都各自修行。他們認同它,他們為它承擔責任……他們做事是為了霎哈嘉瑜伽,為了幫助他人。」
「所以,對於錯誤事物的認同,你們自會捨棄。然後你會開始認同美好的事物,因為你開始獲取美麗的馨香,你開始享受這美麗,你的心也開始打開。假如你的明善輪仍受自我與思想的條件制約感染,那麼這一切喜樂,一切的事情都不可能發生。我們有這麼多條件制約,像印度教、基督教,這個那個。他們的條件制約如此多……可是,一旦我們放棄了所有這些條件制約,相信我們是為自己的福德才這樣做,額輪就會打開。沒有這些,額輪是不能打開的。這是個通往額輪,通往喉輪的入口,是通往頭部各輪穴的入口,頭部是寶座的所在。因此,要保持明善輪清潔是十分重要的。我已告訴過你們很多有關保持明善輪清潔的事情,那是你們應該做的,我意思是指那些在肉身層面的。而且,在精神層面我也告訴你們有甚麼應該做來令思想靜止下來,凡事要看其美麗的一面,而非其粗鄙庸俗的一面,非實用的一面,而是美麗的一面。慢慢地,你會發覺雙眼會變得越來越潔淨。人們越來越投入霎哈嘉瑜伽,可能那是因為他們的深度,也可能是因為他們求道,或可能……但明善輪成就了最偉大的事情,我不知你們有否察覺到──不論你們的業果(Karma phalas)如何也已經了結。你不必為你先祖輩的業果、你自己個人的業果而負責。你做錯了甚麼也已經了結,好像你與過去完全切斷一樣。一旦它得到鞏固確立,所有錯誤、所有過失,不單是你的、你親朋的、你祖先的、家庭的、國家的、世界的,任何事情,都不能碰你。你超然於物。」
「在這過渡期(Krita Yuga),當這無所不在的生命能量(Brahma Chaitanya)正嘗試暴露人從前的業報(Karma)並加以懲罰時──集體地如是、全國地也如是──就連碰你一下也不會,因為這中心的光芒是如此極端有力量,而你會由從前所做的事情所引起的恐懼中得以拯救出來。你會像出於污泥而不染的蓮花般美麗,向世界發放美麗的幽香。」
「願神祝福你們。」 […]

自我與制約 (United States)

自我與制約
‧美國新澤西州‧1985年10月27日‧
 
今天,我要告訴你們歷史上、傳統上,自我是怎樣折磨人。當你看到這個自我的顯現,你便知道,假若你的自我在扮演著任何角色,你可能是毀滅力量的一部分。你們現在先要看看,當自我在人類中生長,首先,因為要保護自己,所以它才生長,腦垂體,在我們抬起頭時,它開始在我們內裡生長,就像這樣。當我們還是動物的時候,我們的頭是像這樣,那時候,那個被稱為松果腺的器官是非常強大。他們說人類的松果腺不起作用,不是真的,松果腺的確起作用,他們只是不知道它怎樣起作用。我們內裡的松果腺,在我們仍然是動物的階段時,是非常活躍的。
 
當我們開始抬起頭,一種化學變化在我們身體內發生,我們的腦開始生長成錐體。我曾經告訴你,以平衡四邊形的力量(parallelogram of forces),所有這些是怎樣生長成錐體。當它變成這樣,首先,直至動物的國度,是松果腺照顧著超我(super ego)。在動物的國度,當動物變得更人性化時,自我便開始生長。
 
只有人類懂得運用物質,人類亦是唯一的動物知道怎樣運用物質。人類懂得運用物質,並非動物。動物不會為自己而運用物質。當他們開始佔有物質,自我便開始發展,我們發展了被稱為「腦袋的錐體」的東西,我們開始生長,越來越像這樣。當它到達最高點,我們便越來越多運用自我,我們並沒有在這一點上停下來,我們開始向另一邊移動,它向下移,把它遮蓋,像這樣完全的把它遮蓋。這就是為什麽我們以為人類的松果腺沒有運作,它在運作,毫無疑問,它在運作。因此,當我們看到這個自我在生長,人們因此感到極之有自信。什麽地方出錯?事情在多年前已經開展,自哥倫比亞時代已經開展。就如我曾經說過,若哥倫比亞來過印度,他不會看到我在這裡,他會令所有印度人完蛋,不是他,他很友善,是他的隨從。
 
同樣,這個自我開始毀滅人,他們有著要取勝的念頭,殺害人,佔領土地,積蓄財富。這樣的事情持續發生,在這個層面開始,不停的持續著。當婚姻制度以合適的途徑開展,同樣,野心也在婦女身上發展。現在女士壓迫男士,就像這樣,所有事物都變得那麽壓迫性。當你富壓迫性,你看不到自己在壓迫別人,這是自我中心的人的問題。雖然他可能是求道者,非常真心的求道者,但若他處於自我的領域,他永遠感覺不到自己的阻塞,因為自我就在其間。實相就是這樣︰他看不到自己的阻塞,看不到自己怎樣壓迫人,看不到他是怎樣傷害人,找人麻煩,折磨人。這樣的人可以是極之傲慢,傲慢的程度就如被人稱為「令人窒息」那樣。
 
這種情況就像你生癌,當你生癌,什麽會發生。癌症毫無疑問的從左邊開始。當人患上癌症,那個人變得對疾病很脆弱,癌症是富侵略性的人患的疾病。身體的細胞首先發展侵略性,我們稱它為惡性。當惡性細胞接觸到其他細胞,其他的細胞亦變成惡性,惡性細胞就是這樣擴散開去,當它擴散,什麽會發生?例如在鼻子內有一些細胞變成惡性,它們開始阻礙其他器官的生長,鼻子就像這樣生長,不是外在而是內在的。它們開始變得富侵略性,你看,侵略性開始,他們對整體完全失去控制,因為它們與整體已經沒有了協調,他們看不到整體必須一起生長,不單只是鼻子,不單只是眼睛,是不是?這種從集體裡分裂出來的情況,當你發覺某個霎哈嘉瑜伽士有古怪有趣的言行時,便是先兆。若他從集體裡分裂出來,他便是自我中心的人,這是毫無疑問,不用爭辯的。
 
超自我(super ego)的人會黏著集體,會盡量非常接近集體靜室,他會非常非常接近我們,常常就在附近,就算我們說︰「我們不需要你。」他仍然會在,為什麽?因為他知道它是很富侵略性,很狡猾。所以當偏左脈的人進入集體靜室,他可以非常友善、沈默、甜美,諸如此類。但那個媒體,那個在他內裡的亡魂,會鬼鬼祟祟地侵襲人,折磨人。很容易能把他們治好,因為他們只麻煩、折磨自己。但自我中心的人則很難從中走出來。這就是為何我昨天和今天都在談自我。
 
看到所有侵略性的行為出現,什麽地方出錯?例如現在,我正在談論化學,你們是怎樣發現化學品?是藉由自我,藉由科學。若科學沒有連上神或連上整體,你的言行就會像這樣,你能製造原子彈,製造可怕的化學品,你稱這為「有勇無謀」。你進入每一個領域,每一個地方,控制一切,你不知道它有什麽能力。就如今天你製造了電腦,明天電腦可能把你吞噬。
 
我必須告訴你,現在我發現一種在人類身上新的疾病,就是他們有意識的腦袋控制著他們。有一個這樣的人,他非常自我中心,不相信神,他是印度人,他遇上了意外,他的妻子是醫生,她是我的朋友,她把他帶來找我。他在我面前站起來,好好地走路。若他一個人獨處,無論他怎樣有意識的去做,卻連腿也抬不起來,你可以想像嗎?這些自我中心的人,出現一種新的疾病,在有意識下,他們什麽也做不了。他們不能做任何事。現在,我向你們作出承諾,或我警告你,這種情況將會出現。我警告偏左脈的人,你將會染上一種可怕的疾病,一種針對自我中心的人的新疾病,就是在有意識之下,他們不能移動,他們變成啞巴,只能坐在這裡,他們的自我會接管。當你在這個時代出生,你必須知道,這是非常危險的時代。
 
我們很不穩妥的處於一是找到神,一是入地獄,只有這兩種情況。一種新的疾病將會來臨,不是神經錯亂,不是。你非常有警覺性,卻不能移動雙手,你的整個神經系統拒絕運作。這種情況將會來臨,很快會出現。我曾經見過這種自我中心的人,像希特勒,他們摧毀全世界,對我們的價值觀作出那麽多傷害。在精微層面,我們可以說是因為戰爭,令他們為我們創造了這二十五年像地獄般可怕的生活。但就算你有機會避過戰爭,若自我仍然存在,那種生活仍會自動出現。若你可以外在的避過,它會在你內在出現。你發覺你不能動,不能眨眼,不能睡覺,不能移動雙手。就算是現在,很多人也睡不著覺。我不想霎哈嘉瑜伽士受這種可怕疾病的折磨。西方人更要為這種事情負責。那些想離開集體的霎哈嘉瑜伽練習者,他們正以亡魂的名義維護著他們的自我,他們必須明白,有這種情況出現,百分之九十九是因為他們內在的自我,必須要面對自我。
 
「啊!我有自我,我感到內疚。」好吧,你把它收回這裡,在你的耳朵裡,不是這樣,不應該這樣做。今天你很活躍,努力工作,明天你卻不動,你不能動。這個國家的人卻不關心,就算是沒有問題的人也一樣不關心,你變得像老人家一般,不會動。他看到一切,知道一切,他是有意識的,這種情況在很年青時便會發生的,只要是很微細的意外,很微細的騷擾,便會啟動,令你進入這個領域。在那裡你像啞巴一般坐著,不能移動你的手指,不能拿任何物件,你並非在昏迷狀態。昏迷狀態只會在吸食毒品的人身上出現,他們偏向左脈,毒品之類的東西把你帶到左邊。偏右脈的人不會處於昏迷狀態,那是咀咒。你看到一切,你很有警覺性,你知道各樣事情,但你卻連頭也不能轉動。是我說的,這種情況會很快來臨。
 
你或許還會說話,或許已經不能說話,你是可以到達這種狀態,慢慢地,慢慢地,你發覺你的身體不能移動。人們不能明白自我對我們是多危險,不是外在的壓迫,因為它進入了喉輪的左面,左喉輪會產生這種可怕的疾病。我們要明白怎樣控制我們的自我是非常重要的。首先把你的名字寫下,用鞋子拍打你的名字一百零八次。
 
第二,要律己,對自己要有紀律,早上起床,靜坐,右手向著相片,左手像這樣放,完全不要用光,也不要有陽光,完全不要走向太陽,必須避免太陽,只用月亮。閱讀描述左脈力量摩訶卡利的書籍,不要閱讀像Abbaduta這類的書籍,永遠不要閱讀這類書籍,不然你會視自己為Abbaduta。他說︰「我是無所不在,我是這樣。」人便開始感到「我是這樣。」
 
我曾讀過Abbaduta的書籍,我是說這本書,它指出我們的降世神祇有什麽不妥,不妥之處是降世神祇完全不認識人類,不知道人類在什麽層次。你告訴他們︰「我是無形相和有形相的,我是這樣那樣的。」那又怎樣?若你是這樣,我便是慈悲、愛心、和平,我又是……那又怎樣?若你要代入這些身分,你必須降至人類的層次,他們沒有這樣做過,所以這是一種浪費。但相反,每一個人都視我為神,視我為梵天婆羅摩,視我為濕婆神,就是這樣。跟著他們爭吵,那種成長,成熟還未出現,那是非常膚淺,整件事件變得非常膚淺,你變成膚淺的人,你就是過這樣的生活。我告訴你,首先最實際的是用鞋打法拍打自己,說「我不是這樣」。最先要做的是你要這樣告訴自己。若你是求道者,真誠的求道者,老實的求道者,我建議你這樣做,你在鏡中看著自己,告訴自己︰「現在你這個甲乙丙自我先生,請你離開我,我知道我是誰,請你離開。」你必須這樣做,嘲笑自己,向自己微笑,找自己樂趣,這是最佳的途徑,不要感到受傷害。若有人說︰「你很自大。」你可以說︰「我知道,我知道。」若你知道自己很自我中心,你又怎能有進步?
 
自我能以很多途徑出現。藉著你的眼睛,你的耳朵,你的嘴巴,你的鼻子,各種途徑,因為你違反神,違反集體,違反克里希納,違反你的喉輪。自我首先就是這樣顯現。現在,沒有人會像這樣去打人,你看,我們在自我的顯現中,變得更精微。我們運用我們這個部分,不是雙手。你可以藉著眼睛顯示你的脾氣,又或你的眼睛充滿挑逗,你變得淫邪,這就是為什麽基督說︰「不要變得淫邪。」
 
現在愛滋病能透過眼淚傳播,那很好。人們常常親吻對方,好吧,現在沒有人會再吻了。到目前為止,你們用喉輪去表達所有猥褻的東西,所有猥褻的行為都傾巢而出。所以在第二階段,當我們明白是透過喉輪,即美國,我們表達自己,表達我們的自我,那麽,我們該怎樣做?首先,停止說話,這裡的人說話的方式,我的意思是你看,你像這樣開合你的嘴巴,你繼續這樣而別人也不停的說話。你只要告訴他們一些瑣事,他們便馬上把他們所知道有關這方面的知識資料告訴你,像他們什麽都知道,從頭到尾,你也不知道自己身處何方。
 
你怎樣能停止說話?我告訴你一點實用的東西,我為你們帶來了一些果仁,我已經給了它們能量。把果仁放在口中,若你要說話,把它從口中拿出,不然,把它留在口中。那是神聖格涅沙,不要把它拿出來。停止說話,若你停止說話,你的造作便會消失。透過我們的臉孔,我們是偽君子,每事每物都是藉由喉輪成就。極之有野心的人的言行可以是非常非常友善、甜美的。若他們想剝削你或利用你賺取金錢,他們的言行也可以很友善,我們的言行是藉由喉輪表現出來,你的反應是「你是很溫和,你是非常好。」實際上你卻不是,你很具侵略性。所以你要明白,少說一點話可以減少一半的造作和偽善,那麽剩下的一半該怎樣處理?
 
剩下的一半,我們必須知道那一個輪穴需要對自我的顯現負責。其一是明善輪,明善輪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輪穴。當我們要顯示我們的脾氣,或表示我們不在乎,便會運用明善輪。他想︰「神啊!我對這個人做了些什麽?」這就是我們怎樣顯示我們的脾氣,常常都是這樣。這就是明善輪。這是為何我們常常用我們稱為酥油或某些含油質的東西來清潔我們的耳朵和鼻子,眼睛則用kajal,這個部分也是用kajal。必須把酥油放在熱水或熱奶中,再把它吸入,你的神經便能得到舒緩,它也能撫慰你的喉輪,亦能撫慰你通常稱呼的腹膜,那是內裡的東西。當我們的手指和雙手乾燥,油能滋潤它們,我們必須令它們得到滋養。在這裡那裡擦一點酥油,這裡那裡和頭則用油。現在的新方法是頭不用油,你的頭會變秃,秃頭的男士,當然,你仍可以這樣做,像猶伯連納(Yull Brinner),他是因癌症而死。他的妹妹是我的門徒。你發展出有趣的髪型,因為這種時髦的髪型,不再用任何油了。我不知道這方法從何而來。孩子也說︰「不要放任何油在耳朵裡。」是醫生,他們想製造病人,不要聽他們的話。在出門或到任何地方時,放一點油進耳朵裡,放進鼻子的則是酥油而不是其他油。透過明善輪來控制你的腹膜,這是很重要的。這個輪穴真的能幫助你大大的舒緩。在梵文和其他俗語,稱酥油為「mir」,而「sneha」是愛,「Neha」也是愛。所以我們要用油來滋潤它,那麽摩擦力便會減少。我們知道在大自然,當我們想減低摩擦力,都是用油。
 
就如我們想把一艘船啟航,我曾經為船隻啟航,所以我知道是怎樣的一回事。他們把潤滑油加在物件上。當船接觸到潤滑油,便會移動,順暢地移進海裡,漂亮地移動。在印度,他們用香蕉,因為香蕉隨處都找到,所以他們用香蕉。在這裡,他們用潤滑油,在英國,也是用潤滑油。同樣,我們亦要潤滑自己。我們的語言,我們的音調,我們的說話都必須潤滑,以愛來潤滑,愛是那麽有力量,可以吸引任何人,連希特勒都會被吸引。當你與別人說話或你說某些事情時,必須有如巧克力般的愛的外層,你甚至連菎麻油(用作輕瀉)也可以用,我就是有這樣做。你們要理解這些事情,不要像其他人那樣變得愚蠢,我們是霎哈嘉瑜伽士,必須擁有理想的人生,在各方面顯現活力,不要浪費我們擁有的這個了不起的祝福。
 
另一個時常有阻塞的輪穴是額輪。在額輪的層次,我們要變得無思無慮,但我們卻做不到。若我們靜觀自己的思緒,便會知道我們想著的大多都是傷害我們,找我們麻煩的人,偶然我們也會靈光一閃的想及一些美好的事物,美好的人。但一般來說,我們都只會想及傷害我們的人或類似的事情。現在,耶穌基督,祂是神聖格涅沙,祂擁有所有殺害我們的力量,祂能令我們完蛋,能完全毀滅我們,但祂卻給予了我們最偉大的武器,就是寛恕。所以額輪的口訣是寬恕,你需要明白去寬恕別人,任何人說了任何話,寬恕他們。當你寛恕,神便會接管。祂懂得怎樣恰當的或不恰當的應付處理這個人,對這個人做祂喜歡做的事情。這不是你的工作,你只需要寛恕,你只要給他一張門票,讓他到神那裡去。我原諒你,你必須做到,就是這樣,你便可以好好地享受額輪,可以說︰「我寛恕,我寛恕,我寛恕。」說三次來提升靈量。你要唸誦Nirvichara這口訣,沒有思緒。額輪帶給你思緒,那就是為何基督那麽重視雙眼,「我們不應有淫邪的眼睛。」嘗試把你的雙眼集中在母親大地上一段時間,她會把它吸入,那麽你的注意力便不會那麽分散,注意力變得集中和平衡。當你這樣做,你的雙眼便會變得有力量。你只要看一眼,便能把人治好,純真開始進入你的眼睛,你不會有淫慾和貪婪。
 
人們現在正玩弄非常危險的事情,我的意思是我不知道他們在玩弄些什麽。在西方,我看到每個人都看著女孩,這是何等毫無喜樂的追逐?為什麽要把你的眼睛看著一些你完全不享受的東西。男士看著女孩,女孩也看著男士,這是何等荒謬?為什麽浪費你的精力。我常常只看離地三呎的地方,這樣你能看到花朵,看到孩子。某天,有人問我︰「你像不像看著英俊的男士?」我說︰「我不是蠢才,我只看最英俊的東西,在三呎高度以內的。」他說︰「你必定是蠢蛋才會這樣做。」我不是,就是這樣。這樣做會給予你巨大的精力,因為你透過眼睛保留你所有的精力。眼睛是這個力量的窗戶,若你想把它保存,它會妥當,否則,就像現在,他們說︰「節約用水,因為你們已經浪費了太多水,所以現在必須要節省用水。」
 
在祝福的驟雨下,若你的眼睛是純真的,你會享受這祝福,你不需要看著任何人,不需要說任何話,只是享受,感覺這喜樂完全傾瀉在你身,因為自我已經消失。像這樣看著每一個人是一種壓迫,這是壓迫。我知道有些人催眠婦女或男人,我知道有婦女是這樣。我在宴會中看到,我曾經看到亡靈從這些婦女身上走出來。她們看著男士,男士受吸引,愛上那個女士,直至他變成乞丐,她是以私刑把他處死。這是一種男或女的賣淫,很可怕,對你的眼睛是種污衊。所以要保持你的雙眼穩固,嘗試把他們穩固,若它們想走到這裡或那裡,你便要說︰「看著這裡,這是大地之母,是它給你所有漂亮的東西,看著這裡。」那麽,大地之母的漂亮便會進入你的眼睛,潔淨和純潔便會淨化其他事物,事情就應該是這樣。
 
要對抗自我,我們必須準備妥當,要有適當的意志力,因為自我會完全握殺人類的意志力。自我大的人沒有意志力。他只會做自我要他做的事情。他可以殺人,可以很暴力。在美國發生的所有暴力事件,都是自我的顯現。這是對法律的不尊重,不單不尊重人的法律,也不尊重神的法律。人們的言行就是這樣,這也是他們為什麽會染病,這是可怕的事情。並不自我的人不會染上癌症。你必須是很自我才會染上癌症,雖然癌症是左脈的東西。你必定有自我,你才會很脆弱的透過自我而令癌病作出行動。若你是很自我,便很容易受癌症的侵襲,所以就算你能從癌症中存活過來,另一種東西仍會在等著你,你會被亡魂逮獲。
 
你會變得像我在電視中看到的那樣,有人給他們一些人工化的東西,他們變得像機器,像機器一樣移動雙手,像這樣走路,他們看來像人類,像這樣走直線,卻什麽也感覺不到。你會變得這樣。因為自我把你帶離情感,帶離左邊,你變得真的像一部機器,變得像機器。我曾經遇過一個牙醫,他來找我說︰「母親,我現在不能運用自己的身體,我沒有感覺,當某人死了,我沒有壞感覺。」我說︰「那麽你做什麽?」「我跑步。」跑步的意思是逃避。跑了多少時間?五小時。在他清醒的十小時中,他離開了五小時,跑步去,還有什麽會發生。
 
這些人工化的東西出現在我們身上是因為某人的自我在彰顯,即使是毒品也來找我們,因為有人想賺我們的錢,所有靈性導師都想賺我們的錢,你看,他們對賺錢更感興趣,所有自我中心的人都是金錢取向的,他們不能擺脫錢,無論你給他們多少錢,我是說我已經以成千上萬的盧比、上萬的物質來祝福他們,他們仍揮不去對金錢的喜好,接著他們很快就失去所有,就是這樣失去,像這樣失去,自然地,因為他們不認為這是份祝福,現在你必須去分享它。
 
我的意思是,實際上,有一個來霎哈嘉瑜伽的男士,他沒有錢,真的在崩潰的邊緣。他曾經一夜之間變成富翁,但一夜之間又打回原形。這是一個例子,他來找我,來霎哈嘉瑜伽,他變得很富有,忽然他失去一切。即使霎哈嘉瑜伽士也說︰「母親,我們來到你那處一段短時間。」跟著他們離去,變得很富有,我說︰好吧,看看一年之後怎麽樣,之前和之後,他們現在在哪裡?這個男士變得很貧窮,連乘巴士的錢也沒有。災難就像這樣來臨,他們不明白。我告訴你,除非你談災難,人們不會得到教訓,要使他們感到震驚,否則他們不會離開自己的自我,他們不能,他們與自我一起生活,他們不想明白這是會發生的,當他們看到它發生,他們最好是行動起來。
 
有一個例子,一個男士為所有印度的霎哈嘉瑜伽士帶來一個很大的教訓。他們都在說︰「你要來霎哈嘉瑜伽一段短時間,然後離去,那麽你便會變得很富有。」他們都作出這個結論,但現在他們都不會這樣說,因為若你失去透過它你才得到神的祝福的媒體,你便會失去它,所以不要對與你一起生活的可怕自我有完全的信心,它會控制你。正如你看到亡靈結合在一起,自我中心的人常常也結合在一起。兩個自我中心的人,通常都互相非常友善,因為兩人結合在一起,他們是一模一樣。當他們都不動時,有什麽會發生?他們坐著像塑像一樣,我視他們就是塑像,接著有什麽發生,我也不知道,因為他們不是死了,仍是活生生的,但他們卻不能進食,他們看著食物,卻不能吃。若你為他們注射營養液,或許副交感神經或交感神經仍在運作,自動系統仍在運作,其餘的身體功能卻都已經完蛋。中樞神經系統已經完蛋,這種情況可以突然在某人身上發生。把我今天告訴你的疾病寫下吧。
 
盡量保持在集體裡,盡量分享你所擁有的一切,不要用你那些狡猾聰明的方法,狡猾在欺騙著你。格哥曾經告訴我︰「母親,聰明才智,人類的聰明是那麽明智,它可以欺騙自己。」這就是我看到的,你們為什麽想欺騙自己,你是否瘋了?這是你們需要意識到的,一旦你明白這一點,你會看到,這個世界大部分的問題都會消失。你們怎樣有原子彈,你們怎樣有所有這些東西?科學從來沒有說︰「你要製造原子彈。」科學是為了建設,為了節省時間讓你能靜坐而設,不是為了製造原子彈去殺害你,不是,他們這樣做是因為美國製造了一些原子彈,蘇聯也製造了一些原子彈,這兩個國家,像是坐在對方的頭上,他們現在不能把手都放在按鍵上。這是個好主意,他們都害怕自己製造的惡魔,就是這樣壓倒性,所以若你想避過自我毀滅,就必須小心,對自己小心,不要自我吹噓︰「我知道,我知道。」不要,你有怎樣的言行?
 
有些人這樣說︰「我們不能住在普通的地方,不能睡在普通的地方,諸如此類。」即是說他們是乞丐,這是我對他們的感覺,因為若他們是國王,像我是皇后,我應說︰「我什麽也不想要,若你要我睡在這棵樹下,我可以,我可以睡在任何地方,我可以以我喜歡的方式生活。」你們都知道我住在王宮裡,真的是王宮,那又怎樣,這座王宮對我不重要。不管我到哪裡,我都能令那地方成為我的王宮,因為我不在意舒不舒適,舒適不能爬上我身上,沒有什麽能控制我,沒有什麽可以抓住我,沒有什麽對我是重要的,因為我是女皇。若我是乞丐,我便想要舒適,想要這些那些,我沒有什麽要求,沒有任何要求,當你到達這個狀態,你便能享受霎哈嘉瑜伽,享受你的靈,他們來印度時,這種情況就發生在他們身上。
 
我對來的人感到很驚訝,他們第一次來,我們花了四萬元,有五個美國人來,四或五個,應該是四個美國人,一個加拿大人,五和四個都跑掉了,想像一下是多麽昂貴,四個跑掉,我們嘗試,他們來見我︰「不,母親,我們忍受不了這種不舒適,我們不能忍受。」你們想在這裡有怎樣的舒適?我看不到有任何舒適,自從我來到這裡,這裡已是很可怕,你可以看看我的頭,我在這可怕的地方曾經生病,你想有怎樣的舒適?他們在這裡過分自我吹噓,他們跑掉。所以你們要明白,時常都有很多要求的人,乞求物質並不能令他們的人生有任何成就。
 
這一次你來印度,生活會是更簡樸刻苦,除了在 Rowdy,我們都不會住在大廈裡,或許連Rowdy 也不會。是住在外面的大營幕裡,絶對是在森林裡,森林有老虎、蛇會爬上你身上,你要在水流湍急的河裡沐浴。你也可以享受晨早鳥兒美妙的歌聲和漂亮的香氣,那是那麽美好和舒暢。哪裡令生命精粹在滋長,我們就這樣決定,我是說我能住在哪裡,為什麽你們不能?我不能明白,你們有何特別?我是個六十三歲的老婦,我的人生,我的父親,我的丈夫都過得極之舒適,我的意思是他們的生活都過得很奢侈,我從來都不知道怎樣坐的士或坐巴士,也不知道怎樣買車票坐火車,我從不獨自乘坐飛機,我的意思是我不懂怎樣獨自乘坐飛機,我是說我常常都是這樣,但我什麽也不需要。我可以獨自出門遠遊,可以到任何地方,可以做任何事情而不感到害怕,不感到有問題是因為只要與自己一起,有什麽要擔心?我們就是要這樣做到,這就是我們要做的。一旦我們達到這種狀態,這是那麽漂亮,你會尊重自己,愛自己,我們就是要這樣愛其他人,尊重其他人,不懂尊重自己的人是不懂尊重別人。
 
自我中心的人不尊重自己,若他們尊重自己,就不會有自我,自我是那麽令人感到羞愧。若你對人說︰「你非常自我中心。」這個人會打你,你說別的話,他們不會打你,他們會嗎?但若你說︰「你很自我。」他們打你是因為他們感到受傷害,若他們不喜歡,為什麽還要有自我?把自我從頭腦中移走是非常困難,你很快從一處阻塞走到另一處,到目前為止,我也不能理解怎會這樣。
 
印度的天氣和養育人的方式令印度人不會自我中心,我並不知道任何一個人,他今天是好人但明天卻想打人,我從未在印度見過這樣的人,印度人都是非常穏定。你現在看看坐在這裡有一個醫生,他錯失了諾貝爾獎,像這樣的人,你相不相信有這樣的人坐在這裡?他是另一個,你不會在印度找到另一個像他一樣行為的人,他們都有自我,非常精微的自我,我必須要說,官僚和政治家也有自我,一旦他們到國外,就變得更差。通常在印度,一個人的地位能從他的謙卑程度看出,不然他們不會相信你是來自皇族,你是來自皇族,你是極之謙卑,這就是徵兆。就像舒莎,我只和她說了五句話,她就說︰「這位女士非常尊貴,必定是來自皇族。」我的確是,我是說我從未告訴過她,也沒有太多人知道,但她卻說︰「她必定是來自皇族。」
 
有什麽需要侮辱人,有什麽需要向別人叫喊,有什麽需要以這種態度與人說話?沒有這個需要,你要以甜美和美好的態度說話,這樣看來很美好,也比較好。別人最好能看到你的品格,至少為著和諧協調,請你克服你荒謬的自我。自我令你在喜樂的界線之外,在你要擁有的喜樂海洋之外,你只是極不愉快的生物,令每一個人不開心。要面對它,面對它,不要把它放在你的左喉輪,「啊!我很自大,我很不開心。」那麽你就完蛋,我不能把你治好,你要明白,我也在受苦,我常常這裡那裡,我不知道該怎麽辨。自從我來到西方,我這裡便出問題,因為你們的左喉輪全都出問題,我把你們放在我身體內,你們不知道你們怎樣令我受苦,雖然我不介意。我現在必須請求你們好好照顧自己,你們的言行要令這個美國自我消失,因為有另一個解決方法,這是錫呂‧克里希納的時刻,我不想現在用這方法。最先的毀滅會在美國開始,接著才開始建設,毀滅是不可能,毀滅之雲會消失,完全消失,涼風會把它吹散。你們必須很真誠,很體諒,沒有自我,這是你們要對你的孩子,你們的後裔,你們的國家的責任,這是你們的責任,對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