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意識的問題—左脈 Brighton (England)

潛意識的問題—左脈
英國布萊頓 1982年5月13日
我要告訴你,制約也有好的。同樣,你既能有好習慣也能有壞習慣。習慣能約束或阻礙我們升進,亦能幫助穩定我們。制約來自我們每天打交道的物質。當人類看到任何物品,便想侵佔它,想運用這些物品以達致個人的目的。為個人的目的,他改變物質的形態,開始運用物質以令自己舒適,或運用它來幫助自己,指引自己。
你越依賴物質,你的自然本性就越快完蛋,因為你在處理死物。物質,當它是死的,我們才去處理它,但當它仍是活的,我們卻不大在意它。當我們為著個人的目的來運用物質,這些死物便會在我們內瑞安頓下來。若不是這樣,我們怎能生存?這是人們會問的問題。若神賜予我們這些物質,讓我們能運用它們,我們是否不應運用它們,不應享用它們?我們卻不享受。我們…在得到自覺前,你不能享受任何物質,你只是養成了習慣,或許成為物質的奴隸,在得到自覺前。這是原則…經濟學的原則是需求一般是永遠得不到滿足,意思是今天你想買一塊地毯,好,買吧。這塊地毯卻讓你感到頭痛,因為擁有它,便要照顧它,要為它購買保險,你要先憂心它不會被弄髒;其二,你想再購買其他物品,你已經買了地毯,就這樣。你要買其他物品,你要買其他物品,你再想要其他物品,你的要求是沒法得到滿足,也沒法帶給你喜樂。物質永遠沒法帶給你喜樂。只有靈才能給你喜樂。當你升進,當你成為靈,你對物質的價值便有另一種看法,你對物質的價值觀會截然不同。
我肯定積臣必定有告訴你,當你得到自覺,你的雙手開始感到有涼風。至於物質,成為靈是大有幫助,因為你馬上知道什麼對你好什麼對你壞。例如,你吃了一些對你不好的食物,便馬上失去生命能量,變得很熱,即使只是看著這些食物,或許也有這種感覺。當你坐在一個很差的人坐過的椅子,你馬上感到︰「噢,這裡有些不對勁。」生命能量是明確的、絕對的。
這種制約只會在…這些習慣只會在你成為靈後才能克服,因為靈常常受物質控制,靈必須克服物質的控制。事實上,靈不會受任何事物控制,我是說它被遮蔽,就如浮雲遮蔽著太陽。同樣,所有支配我們的,又或我們可以說,物質對我們的奴役,令我們控制我們的靈,某種意義而言,我們把靈遮蔽。浮雲仍在,令我們看不見靈,感覺不到靈。靈的美在於自然而然,我們感覺不到,感覺不到別人。
在評價別人時,我們在評價些什麼?這人外表怎麼樣,他穿什麼衣服,他怎樣走路,他通常的言行舉止,他懂不懂說︰「謝謝」,「對不起」你明白嗎?所有這些都令我們留下印象,他擁有怎樣類型的車,你有怎樣的房子,或許我們錯過了,錯過了一個聖人,我們或許再次錯過基督,只因祂是木匠的兒子。我們怎知道誰是基督?有什麼途徑方法讓我們知道誰是基督?
現在很多人說︰「基督會來,祂會上電視。」你可以把任何人放在那位置而視他為基督,我們怎能分辨?憑祂的衣著,或祂做的任何事情。大部分我見過的基督的畫像或雕像,都完全不像基督,完全不像,你要明白,他們很可怕,我不知道他們是誰。
你怎能分辨出誰是基督?又或這只是某些懂戲法的傢伙,或是某些故意哄騙我們遠離實相的傢伙。沒有任何途徑方法能找出真相,因為我們已經習慣只著眼於物質表面的形態。就如我們對藝術的概念也是,像模子一樣,我們喜歡這種藝術。
若你問他們︰「為甚麼?」「因為,你也知道,這種東西是,很和諧。」又或許「這是比較合比例。」就是這樣。「你怎知道?」
你知道是因為你讀了一些書籍,又或你從某人身上學懂「這是藝術」,「這很美」。我是說你標籤某些東西為美,它真的美嗎?若它是美的,那必定是靈,因為靈是美,美亦是靈,所以它是,它美麗嗎?你怎能分辨出這藝術是否美麗?
就如若按照一般人對女性的看法,我不認為蒙羅麗莎是個美麗的女性,我的意思是今天像蚊子般的婦女被視為美麗,他們怎能說蒙羅麗莎很美麗?她擁有什麼?成千上萬的人聚集一起去看她的油畫,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只有生命能量能給你答案,它散發生命能量。在你不知情下,它吸引感染你的靈,你毫不察覺,它吸引你的靈。這就是為何這幀油畫處處都受到讚賞。
當這種制約變成集體的制約,任何制約成為集體的制約,你都會接受。「這種形態是美麗,這種形態是實相,這種形態是自然而然。」混亂因此產生,當它變成集體的事情,混亂便會產生。例如我遇見一些人的一些導師,我問他們︰「你怎知道你的導師是真的,他給了你什麼?」他說︰「因為我坐在椅子上,便開始抖動,我不是故意的,是自然的發生。」當我在場,他的身體在抖動,很嚇人,任何人都會對這個不能安坐五分鐘的人有極大的慈悲和關注…
一個女聽眾︰「很抱歉,這不是自然而然,是神經質。」
錫呂‧瑪塔吉︰「對,我正要這樣說…。」
女士︰「你說錯了。」
錫呂‧瑪塔吉︰「說錯什麼?」
女士︰「全都說錯。」
錫呂‧瑪塔吉︰「你哪裡來?」
女士︰「在路上。」
錫呂‧瑪塔吉︰「就這樣,最好走吧!」
女士︰「不用擔心,我要離開這裡。」
錫呂‧瑪塔吉︰「看看,她現在到酒吧。」
你們要嘗試明白這個精微層面,明白嗎?若你對它確定。現在例如有人開始武斷的說一些事情,就如若她說的是真的—神經質。意思是你控制不了你的神經,對嗎?你認為是這樣嗎?你不受控制,你不受控制,自然而然不會令你成為奴隸,我要說的就是這一點,它不會奴役你,它只會令你成為主人。自然而然要能令你成為主人,而不是奴隸。
她必定是來自超覺靜坐,因為練習超覺靜坐的人就像這樣抖動。最終他們都會染上癲癇症,我曾經治好很多這樣的人,我不知道有誰來自那裡。即使是他們在蘇格蘭學院的主管,他是—我叫它作飛行隊學校—人們要付三千元。這個坐在這裡的男士是受害者之一。當他們受苦,便知道那是什麼一回事。幾天前我們看到有人癲癇症發作,次數很頻密,可憐的孩子,他還不到二十六歲,年青人,理應享受人生,卻走進這種困境,你不能想像。若這種事情是發生在某個想成為導師的人身上,變成這樣還要付錢,這又怎會是與靈接近?我想告訴你們,靈給你自然而然,你是導師,自己的導師,完全的導師,沒有任何奴役,沒有養成任何習慣,所有習慣都戒掉。你變得那麼自然而然,我不需要告訴你,你自會戒掉所有習慣,變成自己的導師
這應會在你身上發生。但取而代之,若你沉迷於奴役你的事情,你可能會喜歡它一會兒,因為你抗拒不了它,但若你真的坐下想想,便會知道這不是你想要的,你想要的是成為自己的導師。
就如這能量圖顯示,我們有兩個力量,左和右的力量。左脈的力量是給我們制約,左邊,潛意識,集體潛意識,它給我們制約;若你想否定所有這些,右邊甚至更差,它給我們行動,但行動令我們變得自我中心。所以二者都可以令人很煩惱。
就如你說︰「好吧,我沒有任何制約,這樣做有什麼錯,那樣做有什麼錯?」若你有這種想法,這種自由,這是放任,或許這不是自由,因為自由背後要有智慧。因此這兩邊,往左走或往右走都是錯的。
那麼什麼才是對的?就是在中央,既不受制約束縛又不自我中心。怎能做到是個大問題,問題出於怎能做到。要自然而然就是要絕對自由。
我認為這兩個力量,就如車輛的煞車掣和加速器。你運用這兩個力量,先用煞車掣,再用加速器,你想控制這兩個力量。開始時要懂怎樣運用控制這兩個力量是很困難的,透過練習,你便漸漸學懂,你知道怎樣駕車,成為好司機。成為好司機後,你仍不是駕車師傅,接下來你才成為師傅。今天你們內在的導師,內在的導師是靈。在得到自覺前,你不是導師,因為我們仍未有作為導師的意識,它仍未表達在我們的意識裡,某程度上我們仍未獲這些力量的授權。
靈存在著,它有自己的力量,我們內在仍未感到這些力量。一旦我們感覺到靈的力量,我們便獲自己的力量授權,它就在這裡,在我們內裡。這是我們自己的力量,我們不用向別人借用,不用向別人要求,它們就在我們內裡,靈在我們內裡。唯一是靈要把光帶進我們的意識,它要進入我們的意識。
以簡單的醫學詞彙,我們能看到,例如,靈必須在我們的中樞神經系統彰顯,在我們的中樞神經系統,因此我們應該知道我們該做什麼。不是在椅子上跳躍,又或有些人說︰「噢,你,我們開始這樣做。」這是催眠狀態,是不對的,你是沒有意識的,你這樣做是因為被催眠。催眠可能來自外在的力量,不是你的力量,不是你的知覺,你的理解,你的力量,是其他人,因為不是你做的。
因為物質有力量控制我們,同樣,我必須要說,有些物質是被視為很危險的。例如癌症,以癌症為例,癌症控制我們,這是很嚴重危急的東西。癌症控制我們,我們卻不能控制癌症。舉一個實例,癌是如何引致的?醫生說︰「這樣,那樣。」我們…霎哈嘉瑜伽能治好癌症,肯定的,百分百能把它治好,亦已把它治好。很多霎哈嘉瑜伽士已經把癌治好,怎樣治好?很簡單,就是你變成自己的導師,你掌握這個疾病,也能掌握一切。因為導師就在你內裡,但它仍未進入你的意識,唯一的聯繫仍未連上,一旦連上了,瑜伽便會發生,合一也會發生。
我們現在要完全把注意力放在自覺上,我下次再告訴你關於神。自覺的意思是把你的靈帶進你的意識。什麼引致癌症?讓我們看看這裡什麼發生?它是由左邊活動所引發的。左邊活動是指︰情感的困局,情緒的問題,情緒的波動,情感的不安全感,任何一種不安全感都能把你帶往左邊。這些可怕的導師只要一點點的舉動,因為他們催眠你,便能把你帶進左邊,把亡靈附在你身上,我也不知道他們做了些什麼,他們把你帶往左邊。任何不獲神授權的活動,也會帶你到左邊,因為你不能在中央升進,因此你一是走向左,一是走向右。
當你過分做這些事情,像巫術,我聽說你有另一樣東西在這裡,某些組織,有些傢伙慣于看到房子裡的一切東西都在移動。他來霎哈嘉瑜伽,他的水壺在動,這個在移動,他不能解釋有什麼發生在他的房間裡。他坐下,發現某些東西從這裡移到那裡,實實在在的在發生,這是什麼?是誰在做著這種你不能控制的事情?我們再次來到同一點,一些你不能控制的事情。你進入了某個領域,進入了你受人控制的領域,一切都不在你的控制,這個領域,當你進入,我常常看到癌症病人都是受它影響,他們大部分人都受它影響。
他們意識不到,他們不知道自己是怎會進入。就如對女士來說,她對丈夫感到不安全,或許是某些事情,或許她以為丈夫隨時會離開她,她愛他,不管如何,這個女人或許會得乳癌,因為不安全感已經進入了其中一個輪穴,你可以在這裡看到,心輪,我們稱它為心輪中部。若這個輪穴有故障,若婦女對任何事都感到不安全,她有可能…她很易受侵襲,便會生癌。所以我們必須整體的去理解生命,不是單一的。我們必須明白生命的整體作用,人生的整體影響,生命的整體關係。現在沒有醫生懂這些,他懂嗎,當他為病人治療,比如乳癌,他知道這個女士沒有安全感嗎?
另一種疾病是厭食症,很多女孩也受這種病之苦。他們只是不吃,放棄進食。你不知道怎會這樣,醫生治不好這個病,沒有人能治好它,什麼原因?女孩,女兒與父親的關係,例如父親過世,女兒再也見不到父親,又或女兒很愛她的父親,但卻沒有表達出來,又或父女的關係很差,女兒便有這個毛病,厭食症。你會很驚歎,但醫生是沒法把這病治好。這裡也有幾位醫生,醫學是沒法瞭解這個病,因為我們並非以整體來看人類,人類是神創造很精巧的器具。我們對別人苛刻,麻煩別人,令別人感到不安全,或對人不公平,不公義,在我們不知情下,我們真的給了他們巨大的不安全感,這種不安全感真的在我們意識不到下令別人染上不治之症。
要明白整體,什麼要發生在我們身上?我們要到達能看到整體的層次。就像若我想看…比如想看布萊頓的全貌,我該怎樣做?我要坐上飛機從高處看,便能看到整個布萊頓。同樣在你的意識裡,在你的理解裡,你要升到你能看到整體的位置。若你看不到整體,只看到部分景象,或我們可以說只看到很小部分,你看到的能製造混亂,製造問題,它們有些的性質是非常,非常嚴重。因為作為人類,我們不知道自己是誰,人類最大的問題是他們會說︰「我不喜歡它」。這個「我」是誰?是你的靈或是你的自我?你不喜歡那一部分?又或是你的制約。因為是以特別的方式把你養育成人,你因此不喜歡這些?你的那一部分不喜歡它?你會感到很驚訝,不是你的靈,因為若靈喜歡,你又怎能知道?它只能透過你的生命能量來知道。當你感到生命能量,那麼你才能說︰「是,我的靈喜歡它。」因為生命能量在散發。
作為人類,我們仍處於過渡階段,我們仍未到達被稱為自覺的階段,自覺是我們變成靈,「變成」是重點。一旦你成為靈,你便知道自己喜歡什麼,你真的知道自己喜歡什麼,因為你就是實相,你不是任何制約,不再是自我,你是你本來真正的模樣,就是你是靈。
很令人驚訝,靈是集體的存在體,我們內在沒有表面虛假的集體特徵,也不是︰「好吧,我們屬於布萊頓,所以我們是一體。」或「我們屬於同一條街,所以我們是一體。」不是這樣,而是某種你是…你絕對是集體的存在體,透過不同能量中心的運作成就,你開始感覺你內在的集體。你能感覺到它…別人,你能在指尖感覺到別人,你能相信嗎?聖經有寫下︰「你的雙手會說話。」這些日子的描述是︰「你的雙手會說話。」人們為甚麼不去找出什麼發生了?你的雙手怎會說話?發生的是你開始從指尖感覺和理解什麼是實相,什麼是美,什麼是喜樂,什麼是愛。
這是我們取得的左邊,最終左邊的問題令我們肉身感到痛楚,左邊有問題是非常痛的,非常,非常痛的。這種痛楚不能向人解釋,沒有人能明白,沒有人能治好它,你不能告訴任何人,人們以為你大驚小怪,他們以心理學來醫治你,你只是不明白為什麼你有這種痛楚。這種痛楚來自左邊,來自潛意識。
超越潛意識是集體潛意識,集體潛意識包含一切自創造以來直至今天所創造的東西。一旦你進入潛意識,便會迷失,潛意識的力量控制你,它是超越你的理解,超越你能擺脫它,超越你去…不是屈服於它,而它卻不斷增長。
就如我問一些人︰「為甚麼你知道不是你做的,是其他人做的,但你卻仍不停繼續這樣做?」他們說︰「母親,我們在毛毯下,完全黑暗,我們不知道自己在哪裡移動,所以只能不停的繼續下去。」
就如我上次告訴你,感到內疚是最大的障礙,是最大的障礙因為一旦你感到內疚,這個輪穴的左邊便會有阻塞,而它是…很困難的。你不知道自己為何感到內疚,你每時每刻都感到內疚,卻不知道自己為何內疚,為何有這種內疚的想法,這種內疚令你遠離喜樂,令你什麼也不能享受,令你不能自然而然。為甚麼?這解釋為何我們有時會不為何事而感到悲哀。事實上,神並沒有創造我們悲哀,祂創造得我們那麼美麗,那麼小心,祂以愛心和慈悲創造我們,不是要我們不為什麼而悲傷;祂沒有給我們任何疾病,任何問題,但我們卻走向極端的左或極端的右。因為我今天只談左邊,我要說不為什麼而感到悲哀也是錯的,對你自己也不公平。
偏左脈的人必須知道,他們是靈,他們是那種要顯現,要表達出來的美麗,他們不是每時每刻都受苦,活得悲哀的人,他們不是。但因為他們承擔太多,忍受太多,令他們變成這樣。為避免承擔忍受,他們或許要養成其他習慣,你要明白,很多人酗酒是因為他們不能忍受人生的苦楚,他們忍受不了,所以他們酗酒…一旦你內裡的靈被喚醒,你便變得那麼強,那麼喜樂,那麼自然而然,你會戒掉所有壞習慣,所有所謂的疾病,所謂的習慣,都會退去。你的品格變得璀璨繁盛。
你內在有這個輪穴的基礎,你可以為此責備神︰「為何祂要在我們的左邊給我們這個能量中心?有何需要?祂不應給我們這個左邊的能量中心,那麼我們便能只處於中央。」問題出在人類必須知道,他們有自由去處理應對自己,他們要努力學習智慧,學懂若偏向極端,便會受苦,也必須意識到,若他們變得真誠,擁有完全的自由,他們必須在智慧裡升進。沒有智慧,便不能進天國,因為他們會被遺棄。就如有些人被遺棄,他們不懂任何法律和規則。若你帶他們來英國,我們便要送他們進監獄。
同樣,人類若沒有智慧—雖然受苦令人學懂,但我們不應要求受苦。當我們要求受苦,實際上是要求錯誤。若你沒有犯錯,又怎會受苦?所以當你要求受苦,你在犯錯。我們唯一要求的應是我們的靈,你要求你的靈,它是你自己的,你要得到它,得到它是你的權利。
我不能強迫你,或為你做些特別的事情,它就在這裡,你像光,要被點亮的光。因為我是已點亮的光,所以你變成已點亮的光,你也能點亮其他光,就是這樣簡單。若你成為點亮的光,便能點亮其他光,你不用在意什麼,你自己要成為已點亮的光,這是重點。它全在這裡,是你自己的,你只要取得它,就是這樣簡單,不像這些人那樣弄得那麼複雜,又或是哲學家放在你面前的東西,不是這樣,它是非常簡單,在你內裡,自然而然,是活生生的生命過程,生命的過程令你成為人類,你要成為超人類。
這絕對是自然而然的,你不能付錢購買它,你又怎能付錢?我是說這是絕對荒謬荒唐!若它是活生生的生命過程,你又怎能付錢?你付了多少錢給樹木生長?我是說任何活生生的東西,你要付錢嗎?你要付多少錢給鼻子呼吸?你能付錢嗎?這是荒謬,可笑的。我們不能付錢給它,我們不能,這是個活生生的生命過程,你要成為,一隻蛋必須變成小雞。你要付多少錢給蛋以令它變成小雞,又或一隻蛋付多少錢給母親以令自己成為小雞?就是這樣荒謬可笑。我們從不明白活生生的生命是那麼自然而然,我們從未看到有生命的東西,我們活在物質裡,活在死物裡,不是活在有生命的東西裡。若你開始觀看樹木,觀看花朵,它怎樣變成果實,你甚至看不到,因為它們生長得很慢,你看不到花朵怎樣變成果實,你忽然發現全都出現了。就如我從印度來到倫敦,我發覺所有樹都是光禿禿的,絕對像幹枝,完全像幹枝。不出一個星期,我發覺它們都變綠了,到第二個星期,全都長得蒼翠繁茂,你不能相信。
我們甚至未有留意到,我們視一切為理所當然,它就在發生,是怎樣發生的?這是奇跡般的事情,若你看到,這是奇跡,這些花朵怎會…例如一些特定的花朵只會生長在特定的樹木上,另一些花朵生長在另一些樹木上?這是怎會發生的?誰揀選它們?誰把它們安放在合適的位置?誰在統籌?我們必須意識到,是無所不在全能的神的力量,祂成就所有有生命的工作。一旦你也變成這樣,即是靈,這個力量便會開始流通於你,你感覺到這力量。就如基督被人觸摸,祂說︰「一些力量走到某人身上。」就像這樣。你只是變成這力量流通的媒介。你獲授權調動它,管理它,瞭解它,你知道它的一切,知道怎樣給予它,怎樣成就它,怎樣醫治別人,醫治自己,你知道自己的機器如何運作,除此之外,你取得力量去克服自己的機器的所有問題,這是那麼難以置信,這樣的事情看來很難以置信,因為你從未看過這種事情發生。但當你看到這些花朵忽然變成果實,對我們而言,並不是甚麼稀奇古怪的事情,也不是什麼荒誕的事情。若我們看到人類變成果實,這才令人難以置信,怎會這樣?
從未這樣發生過。只有一個人能得到自覺是很困難的事情,沒有其他人能得到自覺。今天又怎樣?我是說這是開花結果的時代,應許過的,亦曾被預言過的。即使你的國家一個偉大的詩人,威廉布萊克也曾預言過。他說︰「時候到了,當有神性的人成為先知,這些先知有能力令他人也變成先知。」我是說沒有人能比布萊克說得更準確清晰,我告訴你,他是很了不起的說︰「這會發生。」當我們追尋,這是我們期望得到的。我們是否已經成為先知?什麼是先知?
先知是集體的存在體,他知道它的一切,他是導師。我們叫先知為導師,你就是要成為…導師。這種導師制度非常簡單,因為全都在你內在建立好,只要把它連上。就像電視機接上總機,它全都裝嵌好,就在那裡,它便會開始運作。同樣,你就是這樣,你就是這樣,只要與它連上。不論你的種性、社區、種族、國籍、型態、高度,不論什麼,不論你是怎麼樣,都毫無分別,因為你們內在全都有這個了不起的裝置,這種重生的力量,你要重生,你會重生,為什麼不在今天?
沒有什麼要動怒,人們有時生氣是因為他們不喜歡某些人告訴他們一些他們感到不好的事情。他們不喜歡,例如,若有個酒鬼,他喝酒太多,他是酒鬼,他不喜歡這樣,感覺很差,即使有人很溫和的告訴他︰「你最好把酒戒掉吧。」他不喜歡。我說的不是你不應這樣做,我是說事情會是這樣,他戒酒了。我不會說︰「你不要這樣做,或不要那樣做。」它就是會發生,你要先明白問題出在那裡,可以怎樣克服,就是這個原因我才要談及它,否則是完全沒有必要談及它,它自會解決,它就是會解決,因為你已經準備就緒去得到它,你便取得它,我什麼也沒有做,我只是催化劑,我要說它會成就到。
我希望你在得到自覺前,先向我提問一些有關的問題,若你有任何問題,請發問,你必須發問。
是?
男士︰你說的與導師摩訶羅渣(maharaji)說的是否有任何分別?
錫呂‧瑪塔吉︰誰?
男士︰導師摩訶羅渣
錫呂‧瑪塔吉︰我告訴你,當你談及任何導師,我不想有任何爭論,好嗎?此其一,我會告訴你,問問自己或問問其他人︰「他為其他人做了些什麼?」他有否給你力量,或給其他人力量,對嗎?我能告訴你所有在這裡有自覺的靈,他們看來像你。當然,從他們的面容,你能分辨出他們很輕鬆,很快樂,他們能醫治人,能給人自覺,能明白你和自己的一切錯誤。這個人對你的知覺做了些什麼?什麼也沒做。還有,他的門徒有什麼成就?
你問他們︰「這個人的靈量在哪裡?這個女士有什麼問題,又或她腦海中什麼是重要的?」他們沒法回答。若你連別人或自己有什麼錯也未能分辨出來,你又怎去幫助人?所有這類人,他們能做什麼?讓我們看看,簡單的是他們能催眠你,你或許會快樂一會兒,就像喝酒,你也知道,若你喝酒,便感到快樂。喝酒讓你有什麼成就?你能否成為導師?
他們所有人都像這樣,你明白,他的意圖很明顯,因為他要求要勞斯萊斯(名車)。對先知而言,勞斯萊斯算什麼?我是說有什麼重要?(錫呂‧瑪塔吉在笑)你明白那裡是重點嗎?這是很明顯,我是說這是很合乎情理的明顯。首先,任何拿你錢的人都是寄生蟲,就是這樣簡單。要求一輛勞斯萊斯(名車)這類東西?你明白嗎?
以基督為例,從基督的一生看到,祂會在意你的勞斯萊斯嗎?這樣的人物,祂是王者,祂不會在意,不論祂是否擁有勞斯萊斯,是否睡在地上,都毫無分別。這樣的人物不在意什麼,因為他感到舒適,他擁有自己的舒適,他有自尊,你認為他會否要求什麼?我是說這是很明顯,對你們這是很明顯的。
當我向一些人談及這個導師,這個你特別向我提及的導師,他們說︰「母親,我們給他一件金屬,他給我們的卻是靈。」這樣算是交換嗎?你能否購買你的靈?請運用你的邏輯思維,好嗎?神給我們腦袋去理解,我們能邏輯地找到答案,你能購買…你能購買靈嗎?是這樣簡單嗎?我的孩子,你不能用錢購買它,你不能。
若你想給我花朵,好吧,這只是種表達愛的方式,就只是這樣。但你不能購買我,你不能。你的愛卻能購買我,好吧,這是不同的。你不能用金屬和錢來購買我,你能嗎?什麼是勞斯萊斯?我是說我不懂這些王冠和類似的東西,它們有什麼好處?它們不能給你喜樂,你可以去問問配戴王冠的人。
前幾天我與戴卓爾夫人一起,可憐的傢伙,她是那麼痛苦。對,她很痛苦。我知道我在貶低她,她的生命能量。她很痛苦。我們隔著枱交談,我做的是平衡她,可憐的傢伙,她很苦惱。
你必須明白自己是很單純的人,你們是遠古的求道者,不是今天的求道者,你們都是遠古的求道者。這個時刻也是之前向你應許過的,現在你要把它找出。現在你要保持你的邏輯往前。我是說任何人要求勞斯萊斯,我的意思是這個例子很明顯,他不可能是導師。
這是個很明顯的例子,絕對是例子之一…有些很精微的例子,他的並不那樣精微。你會馬上擺脫他,我知道,你們全部人。那些精微的甚至更差,他們一些人甚至沒有要求金錢,或許沒有,我不認識任何這樣的導師,但或許會有一些這樣的人。因為在印度,我聽說有些人不要錢,他已在這裡賺到錢,現在他走到印度,再沒有要他們的錢。那些人真的沒有要錢,我知道有一個人,他利用婦女,他對錢沒興趣但他卻利用婦女,你要明白,就是這樣,你必須明白,他感興趣的不是你的靈,是你的錢包或是女人。試想像,神聖又怎能和這些人的骯髒習性聯繫結合一起?意思是他們受欲望控制,那是違反神,這些全是違反神的活動。
你們是那麼天真無邪,我告訴你們,你們是那麼天真無邪。若你告訴印度人你的導師要勞斯萊斯,他會說︰「呀…(錫呂‧瑪塔吉做出一個輕視的手勢)」他們會馬上回答,他們不想要這種導師,他們怎會這樣?在印度,沒有人會給導師勞斯萊斯。導師有時要付錢給人,先誘騙他們,西化了的印度人,那是不同的。真正的印度人,你看他們是,人們與母親同住,他們懂分辨好壞,你要明白,沒有人能愚弄他們,他們都很務實。
是,孩子。
女士︰信心能否把人治好?
錫呂‧瑪塔吉︰信心有兩種,梵文的Shraddha(堅信)與你們稱呼的信心(faith)不同,英文他們稱為「盲目的相信」,另一種則是「信心」,對嗎?我們可以這樣分辨它們。盲目的相信是這樣︰「我對神有信心,神會治好我。」這是其中一種信心,對嗎?另一種信心是開悟的信心,即當我說︰「一旦你連上,你便是靈。」
若你說︰「我對神有信心。」你不應因為我告訴你真相而感到受傷害,對嗎?因為若這是盲目的相信,即是說你仍未與大能連上,仍未連上。明白嗎,就如我說︰「基督,基督,基督,基督。」基督不在我的口袋裡。沒有任何禮儀或聯繫又或類似的關係,我甚至沒法與首相或女王會面,你要明白,位置,或我們可以說,權力,對嗎?當我們像這談論任何人,有些人不斷的說︰「羅摩,羅摩,羅摩,克裡希納,克裡希納。」你要明白,祂們全是降世神祇,基督是神的兒子,祂是國王的兒子,你就是沒法會見祂,你是不能叫喊祂,祂不會在你背後叫你,祂也不是你的僕人,對嗎?
擁有這樣的信心,若你仍未連上而又痊癒,你必定是被其他媒體治好,不是基督;若你是有自覺的靈而又痊癒,就是基督把你治好。
我會告訴你有何差別,醫療功用的直接清晰的差別。在英國我們有…我不知道現在還有沒有,一個名為「已故梁醫生國際治病中心」的機構,這個梁醫生已經去世,我是說雖然他已去世,卻擁有一個治病中心。這個男士已經死了,他附上一個在越南的人,一個士兵,不是他的兒子,而是士兵。這個人告訴這個士兵,我是說他們都是非常誠實的人,作為英國人他們都很誠實,都說實話。你要明白,他們不說︰「我們透過神或其他做的。」
他說︰「有很多醫生…」我希望那些醫生不介意,他已經死了,卻仍很有野心,仍想醫治人。他應「找我的兒子,告訴他我附在你身上,我的兒子會相信你。」他說︰「他怎會相信我?」他說︰「不,不,我會告訴你一些只有他和我知道的秘密,我們共同的秘密,因此他肯定相信你。」
這傢伙同意,他是個很健康的傢伙,實際上,他突然有些震動,這個亡靈就附上他身上,他看到某些戰爭中令他震驚的事情,這亡靈便進入了他。他不知怎的把這個亡靈帶到英國,與他的兒子會面,他告訴他整個故事。兒子必須相信,因為他知道很多秘密,他們便開展這個治病中心。
我是怎樣知道去世的梁先生是這樣?他們治好一個在印度的女士,我告訴你,這是很久以前,1970年,她來見我時,不停的抖動,很神經質,她就像這樣,我說︰「怎會這樣?」
她說︰「我染上某些疾病,我害怕動手術,我知道有這個機構,便寫信給他們,他們回復︰「在這天的這個時間,我們會進入你的身體。」」公開的說,我是說他們沒有說︰「我們是神。」或類似的話。「我們會進入你的身體,你會感有些抖動,不要緊,接著你睡覺,我們便能把你治好。」她說︰「我的病痊癒了。」大約三年後,她整個身體開始抖動,她不能再忍受,所以來見我。我就是這樣知道梁先生。你要明白,他是…這個可憐的女士受了三年的折磨,她受很多苦,跟著她來見我。在梁先生進入她的身體後,梁醫生,六年後她來見我,因為開始的三年她沒有不妥,三年後才開始不妥。我就是這樣知道附在她身上的所有亡靈,那些醫生和所有一切。很可怕的個案。當然,她之後被治好,毋庸置疑。因為當你成為靈,你在你的堡壘內,沒有人能進入你的身體,你變得不受污染,不受人控制,沒有人能操控你,這就是為何她能痊癒。
透過信心,若有人說︰「噢,你的病會痊癒。」你要明白(錫呂‧瑪塔吉撚她的手指),他們開始叫喊,尖叫,這樣那樣做,你或許忽然感到,或許那裡有個亡靈,他們有時會取代這些亡靈,這是很令人驚訝,他們能用一個亡靈取代另一個亡靈,我也曾經見過這樣的情況。我見過亡靈各式各樣的情況。
前幾天,約八天前,瑪利亞,這個有魅力的傢伙什麼時候來過?八天前在法國,有個男士來,年青的小夥子,約二十四歲。他很激動,開始叫喊,我從未見過亡靈附上他身上這種有趣情況,他整個身體都在抖動,我是說他跌倒,開始哭鬧,哭泣,做出各種動作。
他說︰「我是在有魅力運動裡被它附上。」他們也被附上,還以為聖靈進入了他們身上。試想像,聖靈怎會令你悲傷不快?我不知道這種想法從何而來。這個可憐的孩子,你也知道,他受很多苦,現在他沒事,他卻不相信自己能沒事,因為他以為…接著他們說︰「這是你的罪孽(sin),你要擺脫你的罪孽,這就是為何你出現這種狀況,什麼事發生在你身上,你仍作一些壞的業(karmas)。」諸如此類。當靈量升起,你的壞業報和所有這些事情都能獲得解決。有一個能量中心特別為此而設,它在這裡以耶穌基督來裝飾。
(錫呂‧瑪塔吉問一個瑜伽士)你有沒有告訴他們這個能量中心?
瑜伽士︰母親,沒有說得這樣深入。
好吧,當靈量穿透這個能量中心,這就是為何他們說「你必須穿透它。」祂被喚醒,當祂醒來,這兩個小袋,你看到這個自我和超我,你的制約,你左邊和右邊的問題都會被吸入,這就是為何他們說︰「祂為我們的罪而死。」
印度的古老經典描述祂為摩訶毗濕奴,但你看到很多…很多傳教士到印度,他們帶來完全錯的基督形象,完全錯的形象,所以他們仍然期待摩訶毗濕奴會來,就是這樣。按照傳教士的說法,祂應該是某種會轉化人的人,這全是謬誤,你明白嗎?不是真的,祂要在我們內裡被喚醒。祂說︰「我要在你們內裡出生。」就是這樣。靈量升起之際,她喚醒我們內在的能量中心,我們的一切制約和自我都會被吸入,在這裡的腦囟骨區會創造出一個空間,靈量透過這個空間上升,你能感到涼風從你頭頂走出來,就是這樣,你也能在雙手感到涼風,這不只是你對某人狂熱,明白嗎?不是這樣,不是這樣,明白嗎?絕對不是這樣。你變成有自尊,正常,有尊貴的人格的偉大靈性價值,你是這樣,對嗎?這就是信心,也是盲目的相信。
是,孩子?
男人︰這看來很困難,自覺這概念不牽涉個人的努力,任何人是否真的都能得到自覺,不管他們是如何唯物主義?我的理解對嗎?
錫呂‧瑪塔吉︰對,表面看來它是很困難,人們很唯物主義也是事實,這是毋庸置疑。但靈比物質強得多,當它要表達自己,便會砸碎一切,升上來。我們現在在這裡,你們大部分是英國人,我應說西方人,都是很唯物主義,我是說活在這個世界,他們或許並不那樣唯物主義,因為若他們不是求道者,便不會來找我。新的存在體已經誕生。若你看著一隻蛋,你會感到︰「噢,那麼堅硬的東西?」若在合適的時刻打破它,以合適的理解,它變成一隻鳥。因為活生生的生命過程全是這樣,只有最後的突破要發生。表面看來這是很困難,對我卻並不困難,或許因為我懂這工作,對嗎?
對,它看來…人們說各種關於靈量的事情,我必須要說,我曾經讀過一些書籍,令我很吃驚,你要明白,若你不懂這工作,一切…就如有人不懂駕車,他坐在車裡,他描述的路徑是會令人恐懼的,你永遠不會走近汽車,對嗎?就像這樣。沒有獲授權,不懂這工作的人不應做這工作。發生在你身上的,就是你變成靈,變成自己的導師,變成藝術的大師,這種藝術的大師。
是,孩子?
女士︰你之前提及催眠,你也有提及你視自己為催化劑,你是否認為施行催眠的人也視自己為催化劑?
錫呂‧瑪塔吉︰聽不到你說甚麼,她說甚麼?
錫呂‧瑪塔吉︰對,對,毫無疑問。
瑜伽士︰你之前提及催眠,母親…。
對,對,這是事實,但分別在於施催眠的人控制你,他既沒有給你力量亦沒有給你新的知覺向度,明白嗎?二者有極大的差別,你要明白,你取得你內在的力量,例如,好吧,你的靈在這裡。現在,我是催化劑,一隻匙能用來給予毒藥又能用來給予甘露,對嗎?所以,若你能給予甘露,這會是很好,但若你給予毒藥,這會是很可怕的,情況就像這樣。施催眠的人利用催眠,問題是他怎樣催眠你。他是把你推向潛意識,令你進入集體潛意識,他便能控制你。你在他的淫威下,他說︰「變得像小孩。」你便變得像小孩,「吸吮一個小瓶子。」你便依他的話去做,這些是什麼?但在這裡,你成為靈,某程度上你成為集體意識,不是被催眠,因為你能感覺到它。
就如你找十個有自覺的孩子,有些孩子是有自覺的靈,即使年紀很小。你帶他們走近有毛病的人,對嗎?你把他們雙眼蒙上,問他們︰「這個男士有什麼問題?」他們會舉起同一根手指,他們全部人,舉起同一根手指說︰「這根手指像火燒。」因為你有像被火燒、麻痹或涼風的感覺,一種有生命能量的品質的新知覺在你內裡誕生,不是催眠。受催眠後你的反應卻是相反,你會感到既無生氣又像要完蛋,就像有人欺騙控制你,情況是剛好相反。你開始成長,瞭解自己,你能為別人醫治,你既能瞭解自己亦能瞭解別人的那個能量中心有阻塞。
開始時,人們有時會感到混亂,我曾經見過,他們分辨不出︰「是我的能量中心還是別人的能量中心有阻塞。」我們有方法讓你能分辨,你能知道是你的能量中心還是別人的能量中心有阻塞,你也知道怎樣令它妥當,亦知道怎樣給別人自覺,授權他們取得他們自己的力量。情況剛剛相反,催化劑可以是很可怕,亦可以是極之美好。
男士︰「自覺」是否能完全透過個人的努力得到?
錫呂‧瑪塔吉︰透過自己的努力?我想不可能,就像已經點亮的光,才能點亮其他光。我是說即使是像佛陀這樣的人物,祂在完全疲累下得到自覺,祂必須得到它。當然,是聖靈賜予祂自覺,祂自己沒法做到。祂得到自覺,因為那是不同的處境,祂必須活著,祂不必談神,不必談整件事情,因為人們忙於談論很多大事,如神,各種神祇,這樣那樣,因此有極大的混亂。那時有人意識到這種情況,他因此使它具地方色彩,說︰「只要自覺,不要談神或其他,忘記它吧。」這就是為何祂能這樣得到自覺,但你卻不能像這樣得到自覺,你只會著魔,卻不能得到自覺。
開悟的靈,開悟的靈不會拿取你任何金錢。正常的情況,你要明白,他們不想給你自覺,九成九真正有自覺的人,他們會向你投石,他們什麼也不想做,因為他們與人類交往的經驗是很可怕的。若你與他們交談,他們會告訴我,他們告訴我︰「等了十二年,母親,你要明白,他們會令你完蛋,會殺死你,他們會這樣做。」與人類交往是很冒險的,因為他們很自我中心,永遠也不會接受你。若你這樣處理,就像有人知道這是個幫忙,對嗎?自覺是不可能的,不可能自己給自己自覺,不可能的。就如…就如一枝未點亮的蠟燭想點亮自己,必須把光帶來才行,對嗎?就是這樣簡單。實際上我們不應有壞感覺。
就如我不懂駕駛,有人駕車把我帶來這裡,我不會因為他載我來而感到不好,我有嗎?我只懂一項工作,我懂得不多,很多工作我都不懂,我不懂銀行怎樣運作,不懂怎樣寫支票,我對很多事情都很無知,或許,我連怎樣開罐頭也不懂,我卻懂怎樣提升靈量,對嗎?所以若我只懂一項工作,你又怎能介意?畢竟我們互相依賴,對嗎?所以為什麼不,若我懂這項工作,有甚麼所謂?你們也會懂,你們也會懂。但這卻不能由你來做,事實上,你不需要做任何事。
是我來做,因為我愛它,它只是散發,不管怎樣也不是我做的,我只是在流通,我不知道它是怎會發生,只是在流通。我是為愛而愛。你們不會相信有這種人存在,但我卻真的是這樣,我就像這樣。你有時甚至會…有些霎哈嘉瑜伽士認為我過分慈悲,我應對人和對這樣的事情嚴厲。他們告訴我怎樣處理應付它的一些智慧(錫呂‧瑪塔吉女士在笑)…你要明白,他們認為我不務實,但這卻是最務實的事。
對,我知道他們犯錯,因為他們不知道自己走在黑暗中。若你在黑暗中行走,你會碰到東西。你唯一要做的是對他們慈悲,因為他們看不見,他們是盲的,對嗎?你又怎能動怒或發脾氣呢?
還有,我請求你們不要對任何人有錯誤的認同,你要到達你的靈,這才重要。若你仍想著某人,你要明白,像一個女士,我也不知道,或許有人把她叫來這裡,我不知道她為何生氣,我沒有說任何傷害她的話,或許她被鬼附上,我不知道她為何生我氣,她只是站起來,說︰「謊話連篇。」我為何要向你說謊?我不需要拿取你什麼,但為什麼這種事會發生?因為她不敏銳,對神聖不敏銳,她不理解誰是上天,誰…我不會責怪她,她未有這個敏銳度,這是種才幹水準。我現在見到的霎哈嘉瑜伽士,有不同類別的來見我,你甚至不相信他們有些人是那麼有才幹,他們得到自覺,知道自覺是什麼,他們的樣式就像鑽石,他們取得它,得到它,他們是極棒的人。有些人步履艱難在後面;有些人雖然得到自覺,卻不停質疑,各式各樣的人都有,但不要緊,我愛他們。
對,孩子?
男士︰母親,若在自覺前,我們都是可怕的人,會把癌帶給我們遇見的人,或會發生類似的事情,在自覺後,這種影響會否消失,或什麼會發生?
錫呂‧瑪塔吉︰對,我知道有很多事情發生。在布萊頓有個人,你記得他嗎?他現在在這裡,我想他來時喝醉了,他開始時很生我的氣,他說︰「我怎能擺脫這種麻煩?我不相信你。」就是這樣。跟著他妥當了,完全妥當了,他的改變是那麼可愛,你不能相信,他在嗎?
瑜伽士︰母親,我在這裡。
他現在很可愛,有天他來見我,我說︰「看看他,他是那麼可愛。」他是個可愛的人,但有些事情困擾他,令他很沮喪,他因此酗酒,你要明白,他會妥當,慈悲令你明白事出必有因。他是個好人,毫無疑問是個很好的人,他必定有些不妥,會妥當的,有這樣的事情發生,千真萬確。
霎哈嘉瑜伽士知道這些事情,一些霎哈嘉瑜伽士,當然,我必須要說,只要多走一步,不要緊,他們會迎上來,全部人都會迎上來,我肯定。創造你們每個人就在於此。事實上,上天很渴望給你們自覺,比你更想更想給你自覺。若今天這裡有上千人,我更能給他們自覺,可惜很少人喜歡實相,你看現在,那個導師摩訶羅渣(Maharaj),上千人像瘋子一樣追隨他,對嗎?就實相而言,他什麼也沒給那些可憐人,可惜很少人喜歡。
像有天有人問我︰「母親,你為何不給每個人自覺?」
我說︰「他們在哪裡?每個人!他們很忙,他們在哪裡?」有多少人在布萊頓?有多少人在這裡?有多少人在這裡?對嗎?這就是重點,要花點時間人們才喜歡實相,需要點時間。它是這樣美好的東西,即使他們得到自覺,卻輕易放棄,你明白嗎?他們說︰「噢,我現在很好,我很好。」一年後,他們再次出現,不應是這樣,我們要掌握這藝術,完全掌握它。那全是免費,完全免費。他們現在全都仍坐在這裡,他們可以這樣說。
男士︰你可否多談一點自覺,有什麼需要做去增強它。
錫呂‧瑪塔吉︰好,好,我會在下次的講座裡說,一個一個課題的說。我現在說左脈,然後右脈,接著是中脈,當然還有靈,這是肯定的,上千次。我會這樣做。我必須慢慢把你建立鞏固好,好嗎?我肯定會,你不會相信,我想我已經在倫敦至少有五百個講座,但並未完結,每一次,每次我說完後,他們都說︰「母親,你談及的絕對是新的角度。」你看,我也不知道,卡告訴我,在我的講座,他第一次感到有那麼多的生命能量,我不知道為何我那麼感動他,對,這是令人驚歎。他是來自澳洲,澳洲人做得很好,很快。
現在問完了嗎?我們要得到它嗎?
問題︰甚麼是業報(karma)?
錫呂‧瑪塔吉︰業報是當你以右脈的力量來做任何事,它的效果在你內裡積累為自我,因為你以為是你做的,事實是我們沒有做什麼實在的事情,我們做的只是死的。就如我說︰「我們用一棵已死的樹來造椅子,我們就是做這種事。」我們做的是以為自己在做這事情。我們做了些什麼?你能否把這些轉成果實?我們甚至不能令它芬芳。所以這種幻象,你看,在我們內在以自我運作,在這裡顯現,我明天會談及它,好嗎?這就是我們以為自己在做著這工作,那工作,這個自我以為若你做好事或壞事,你便要受苦。
你要明白,老虎不會有這種感覺。若老虎要吃,牠必須殺戮,殺死動物,吃掉牠,就這樣。牠不會坐下想︰「噢,天呀!我不該這樣做,我要成為素食者。」它不會積累任何業,對嗎?但人類卻會,為什麼?因為我們是封閉的。看看這裡,我們是封閉的,牠們卻是開放的。無論牠們做什麼,都毫不在意,我們卻在意自己在做什麼,因為我們以為是我們做的,但當…就如我說︰這個能量中心開啟了,它吸入我們的業。那個所謂的業只是罪孽,你要明白,按聖經的說法,我們可以稱它為罪孽。它們全都被那位在我們內裡被喚醒,很有力量的神祇基督所吸入,我們因此超越它,因為業是自我做的,當你的自我完蛋,業又在哪裡?它們也完蛋了。你便不會說︰「我做的。」你會說︰「母親,它沒有成就,它並不往上走。」這個「它」是什麼?它變成第三者。「它在流通,沒有生命能量。」你看,你不會說︰「我在做自覺,我在提升靈量…」。他們不會這樣說,他們說︰「它沒有升上來。」你變成旁觀者,這個旁觀者是靈,你不會說︰「我必須這樣做。」
即使是你的兒子,你會說︰「母親,他最好先得到自覺。」
好吧?你看,試試吧。但成就不了。好吧,我是否要發證書?
他說︰「母親,你怎能發證書?任何人怎能?靈量還未升起。」每個人都知道,你要明白,無論是你的父親、母親、姊妹、任何人,若他們未得自覺,他們知道自己未得自覺,那又如何,他們就是知道。我這個外孫女,她是…她現在在這裡,她出生已有自覺,還不到五歲,當他們到拉達克(Ladakh),有個光頭的喇嘛穿著這些衣服,每個人都觸摸他的雙腳,父母未有自覺,我的女兒也未有,所以她觸摸他的雙腳。
她不能再忍受,對她太過分了,她坐在高處,她走去,把手放在後面,看著他,告訴他,她說︰「你叫每個人觸摸你的雙腳是什麼意思?你甚至不是個有自覺的靈。穿著這樣的衣服,光著頭,你以為你可以要人觸摸你的雙腳?」五歲的小孩子,但她明白這是什麼一回事。
在印度曾有一個講座,他們邀請我為主要的嘉賓,為此Ramasnmash,她是有自覺的靈,來自Ramkrishna靜室的男士,穿著一件很大的橙色長袍坐在這裡。我的另一個外孫女,她坐在前排,她不能再忍受他,所以她從這裡大叫︰「母親,那個穿著長裙的人,祖母,請叫他走,他把熱力帶給全部人。」
你要明白,很多霎哈嘉瑜伽士都感到熱力來自這傢伙,他以為自己是很有靈性。她問︰「請他走,他穿著長裙。」她不懂這是長袍。即使是孩子,若他們出生已有自覺,也能知道誰是有自覺的靈,誰不是。這些日子,很多孩子出生已有自覺,審判的時刻,這是審判的時刻,當然我會遲些才告訴你。
男士︰你是否介意我問你一些問題?
錫呂‧瑪塔吉︰不要緊,我不介意,但若你問太多問題,有時會變成思維的活動,有時或許會延誤得到自覺,所以我建議你,若問題不重要,最好還是不要問,因為回答問題只是在思維層次,我說的是更為超越,你要明白,若你明白我,便知道這是合乎情理的,好吧,讓我們有自覺,若它能成就,便能成就,若不能,不要緊,我會在這裡三四天,我們會把它成就,好吧?
最好還是保持頭腦平靜,告訴你的思維︰「你之前已經問了很多問題,想著很多事情,現在是時候你要接受你的存在體的祝福。」好嗎?若你告訴你的思維,它會安靜下來,它是…思維是很奇妙的,若你的思維知道你想要什麼,若它是實相,它會支持你,幫助你。同樣的思維若迷失了,就像我有時說它像一隻驢子,基督以驢子為例來解說思維,若你容許它迷失,它便會接受各種事物,若你控制它,它便能帶你到你要到的地方。你只要令它保持安靜,最好思維保持安靜。這就是我回答你的問題的原因,因為遲一點,當靈量升起,這時候,思緒便不會浮現,是嗎,不然思維會說︰「我沒有問這個問題。」這就是原因。只為安撫它,雖然沒有必要,只為安撫它,我才這樣做,對嗎?
你最好還是得到自覺,不然這個思維是頗令人煩擾。它會在合適的時間,你要最後突破時才浮現,它或許會停止,對嗎?若你有即時必須發問的問題,請發問,若問題並不重要,不要發問,它是否很重要?好吧,他已經知道。
No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