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诃拉希什米崇拜 Auckland (New Zealand)

摩诃拉希什米崇拜
奥克兰
1990年3月12日
我很高興能在這裡和你們在一起,經過這麼長的時間,我很想念你們。我知道你們離其他人很遠,但你們總是在我的心中,你們不應該擔心距離。我們必須意識到,我們已經進入了一個新的,一個…你應該手這樣放,不要掛著,如果你要坐得坐得端正。你必須了解,我們現在已經進入了上帝的國度,我們的文化必須改變,我們的風格必須改變,我們的理解必須改變。除非我們改變,沒有人會認真對待我們。
並且,那是很難去觸發些事,如果沒有完美的工具。正如你知道,我去了俄羅斯的第二次瑜伽研討會,在那我們有來自東歐地區的人。那是我的主意,讓他們去到那。他們來自每一個國家,大約有兩到三個人。很强大,很深入,非常具有理解力。我講了僅僅30分鐘,如此的奇妙,在十五分鐘內,我給他們自覺,大約十分鐘和五分鐘,我在那裡,他們所有的人確實得到了自覺,所有的人。很驚人。
如此地深入,當我走出房間時,他們都跟著我。你在西方國家看不到這景象。他們都走在我後面,追著我,他們想給他們的地址,他們希望我去到他們的國家,這和那的。我說:“好吧,我會來的!“我們拿了他們的地址,甚至從羅馬尼亞,每一個地方。然後他們回去了。在8天之內,一個人可以觸發這樣的事。它成就了,因為他們是如此的深入,因為他們是已如此地裝備好來引發這些事發生。這就是他們如何觸發了他們的國家,以及他們是如何成就出來。
因此,如果我們生活在霎哈嘉瑜珈的膚淺層面上,那麼我們不能為我們自己或是國家做太多,只是浪費了生命,不在這也不再那(無關緊要)。就像一粒種子,它發芽但還未長成為樹木。所以首先,我們必須要去學習,我們必須成為非常深入的人,非常深入,你必須來教導我們的深度。我聽說有人來到崇拜,他們主要關注的是食物。當崇拜結束時你就趕著去拿食物。你怎麼可以這樣?在崇拜之後你進入一種狀態,在冥想後你進入冥想本質的狀態,你只是想坐著,你不會想起身,因為你落入了源頭,像那樣的事發生。你怎麼能起身走去吃蛋糕或食物。我們無法想像。
所以,評判你自己,你是如何,你有多深入。你必須去成就你的能量,因為你要在這個國家創造出美麗的願景,為你的孩子們,為了你自己和整個國家,最終為整個世界。但是如果你不謹慎待之,只是順便,霎哈嘉瑜伽只是順便做的,它不會成就。它必須是生活的方式。在你做的每件事必須成為霎哈嘉文化。在霎哈嘉文化很多事情必被理解,這是自然的,這是真實的,我們必須接受它的。
許多發生在西方的事,我認為就是破壞的,對社會是絕對地有害的。這裡社會一點也不管。也許我會歸咎於澳大利亞和紐西蘭的婦女,婦女不理解她們的責任,不明白什麼是她們的[榮耀],她們沒有自尊。前幾天我坐飛機旅行,大部分的女士都在抽烟,男人們沒有抽烟。男人們在照顧孩子們,女人們像男人一樣忙著抽烟,你看,看起來像半個男人半個女人。真是令人驚訝,這是非常破壞性的。
因為正如我所說,男人和女人就像一輛戰車的兩個輪子,一個在左邊,一個在右邊。左邊的不能去右邊,右邊的不能去左邊。因此,我們必須明白,我們的角色比其他的更重要。就像男人有個重要的角色,同樣的女性亦有更重要的角色。作為一個母親本身就是一件非常偉大的事。上帝為什麼給予你母親的身分?因為上帝認為你像大地之母,你照顧,養育孩子,滋養家庭,做所有這些事情。不要試圖循著男人的方式,像吸烟,酗酒,舉止像他們一樣。
你只是看到了潮流,到了什麼樣的程度,自尊是如此之低。現在,對女性,前些天,我是說,我告訴過你他們談論性感,性感的女人。我的意思是,人們應該去為了這樣說女人的事而感到羞恥。因為女性應該反對:“我們不是妓女,每個男人都應該看著我們,享受我們。為什麼?我們是賣給了他們嗎?還是我們是某種展示的?“女人沒有了自尊,她們抗爭在錯誤的事情上,她們沒有抗爭在對的事。對的事情是,你應該得到尊重,你不應該被視為秀場上的東西,任何男人可以看你,男人應該看你,然後你得到些價值。
這是荒謬。這不是產生偉大的國家和偉大的孩子和良好的家庭的方式。因此,任何一個國家的社會都取決於婦女,這是一個非常扎實的工作,這是扎根,她們不會想炫耀。任何一個國家,只要有好的女人,就會有好的社會。我必須說,榮譽是歸功於印度婦女,在印度。她們不在意這些事情,你看,她們不擔心她們的外表和荒謬的性感。如果有人說她們:“太性感了”,我的意思是她們會打你,覺得很傷害:“這是什麼,你認為我們是什麼?”為你所做的工作感到驕傲,當然你必須在外面工作,做一些別的事情,但誰來照顧孩子,誰來管理家庭,誰來保持家庭的寧靜是可以看到的。
所以在霎哈嘉文化中我們必須瞭解女人要有女人樣,男人要有男人樣。但男人必須學會尊重婦女作為家庭主婦。[澳大利亞人確實如此]非常尊重他們。如果他們不尊重自己的女人那麼她們也會反擊,他們會有報復rebellier所有這些婦女[叛亂]開始。是男人的錯誤多過於女人,因為他們挑戰了她們的個性,所以現在她們已經開始有這樣的行為。在霎哈嘉瑜伽我們尊重婦女,我們允許他們自己的自由,我們相信他們並且我們平等的對待她們。他們必須是平等。他們可能不相似,但他們是平等的。這兩個輪子都是相等,否則這輪子,一個小,一個大,那麼戰車永遠不會向前移動,它會繞著圈走。所以這是要理解,這是非常重要,現今在西方,因為我發現逐漸地人們出軌是走向地獄。所有這些思想都將無法帶著人們去到任何地方,因為沒有人承擔塑造道德的責任,為孩子們創造道德價值。你必須給予適當的教養。
這些天,我發現孩子們在這裡很散漫。因為我們不敢面對他們。你必須面對他們,你要告訴他們:”不該是這樣,你是霎哈嘉瑜伽士,你必須表現得像個霎哈嘉瑜伽士”他們要謙遜,要謙虛。對父母應該有一種敬畏。如果他們不敬畏他們的父母,他們怎麼會對我或上帝有所敬畏呢?他們不會。不論你怎麼告訴他們,他們不會有。如果他們不敬畏父母是霎哈嘉瑜伽士,意味著這些孩子會變得非常的野像其他孩子一樣,你正在運作一個很大的風險,因為我依靠著這些天生自覺靈的孩子我不想讓他們失控,就因為父母沒有照顧他們面對他們。
所以整體來說,我們必須瞭解男人和女人的角色以及你必須相互尊重對方。現在,如果丈夫不尊重婦女,那麼孩子們將不會尊重她,那就完了,這就是為什麼不應有任何人的控制慾,不應有任何的支配慾,而是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角色,和妻子有關的方面,她應該决定,和先生有關的,應該由他决定,人們必須尊重這樣的方式,因為這是兩個不同的領域,兩方各自生活不同的領域
任何地方只要這平衡消逝,它已經(也會)在我們的國家消逝,也應該說,在印度,我必須說,現在有有趣的(可笑的)事情發生了,這要感謝穆斯林( 這要責怪穆斯林),他們住在那有這樣的影響,我們有嫁妝的制度和其他各種各樣的東西,我們有。但也有些社會群體,他們正在努力工作,他們不是霎哈嘉瑜伽士但卻成就它,他們正在改善,他們正試圖改變他們的方式和方法,這是以前的人看到的東西應該是正確的。但是如果女人們手裡拿著某種武器,開始毆打所有的男人,會發生什麼事呢?你看,你們是互補的。
所以,首先必須瞭解,我們的角色在霎哈嘉瑜伽我們要建立我們的自尊,我們要尊重自己並且我們要尊重他人。因為你們所有的人都是聖人,聖人必須尊重他人……我一直在強調此事。因此,你必須尊重聖人,你是一個聖人,另一個人也是聖人。我總是舉Namadeva的例子。Namadeva是個裁縫師,是個偉大的詩人和偉大的聖人。他去看另一位名為Gora Khumbar他是個製陶工人。當他去看他,Gora Khumbar忙著按織粘土(讓黏土緊密結合)去製作陶壺,你看,正用他的腳按織粘土(讓黏土結合)。他看著他。當他看著他,他進入無思慮。然後他說出美麗的話語,他說:“我來看看Nirakara無形像的,Nirguna,思維…無形的,意指能量。我來看能量,但是在這裡它是有形像的站在那。
什麼是欣賞,什麼是敬慕,從一個聖人到另一個 他從來沒有見過的另一人。“But I see the whole of this Nirakara, the Nirguna is in the form of you.” 這就是我們必須要做的。但是如果我們不能信任其他霎哈嘉瑜伽士,我們不能相愛,我們不能彼此理解,意味著我們是低下的,比別人還低下。有些人一直有一種批判的習慣:“這樣是不對的”。他們看不到他們自己內在的出錯,老在責備他人。
所以在霎哈嘉瑜伽一點也不要去批評,第一件事情是,你應該看看你自己 你是個怎樣的人和你站在怎樣的立場,首先你如何幫助自己。然後你可以幫助別人。但根本不需要把批判的眼光放在別人身上。因為你會變得一無是處,你做了所有一切不好的事,你看到其他人所有的壞處而你所發展出的是一種反集體的個性,這對我們來說是個如此頭痛的問題,最終你不得不離開霎哈嘉瑜伽。
正如我所說的,有兩股力量在霎哈嘉瑜伽運作。第一個是你被吸引的,被稱為,稱為向心力,向心力,它吸引著你,另一個力量稱作離心力。假設你有一塊石頭綁著一條線,你以速度移動它,你看,然後你保持它的速度,但一旦你稍一鬆手,它便偏離了原來的路徑。以同樣的方式有兩種力量,一個是我們被霎哈嘉瑜伽吸引著,我們保持它,我們成為整體的一部分,另一個則是我們走出。現在我發現,出走已成為一個非常强大的力量。我很擔心它,不僅是你出去,而是你帶著非常大的問題出去。而這正是我在澳洲看到嚴重的事件。
首先,如果有人說了反對我或霎哈嘉瑜伽的話語,你就是閉上眼睛。僅僅說:“我們不想聽到任何反對它,因為我們受益,我們得到了所有的好處,現在你不要告訴我們任何事。我們不想聽到它,“只要閉上你的眼睛,捂上耳朵說:”我們不想聽到它。而現在我們有三個例子人們遭受癌症或這或那,他們聽了這些。說的人也許不會得到,他不會,但是這人…因為他已經出去了,但這個霎哈嘉瑜伽士如果他聽了這事是非常危險的,不應該聽任何人像那樣,那些說我或關於霎哈嘉瑜伽的壞話。這是我們應該理解的一點。
然後那些挑剔其他霎哈嘉瑜伽士的缺點也會有麻煩。你不應該找其他霎哈嘉瑜珈士的缺點。如果你認為有任何霎哈嘉瑜伽士出錯你可以去告訴領袖。如果你發現領袖有任何的問題,歡迎你寫信給我,立刻的。你必須寫信給我。是一件重要的事,因為我與你的關係是連結的。領袖只是某種形式的迷思,因為我只是打電話給他們,告訴他們,因為我不能打電話給你們所有人。就是這樣。這是個迷思。所以,任何你想做的事,你必須試著直接通知我,如果他們是對你很嚴厲,如果他們是傲慢的,如果他們是虐待,如果他們是拿了錢,任何你發現是不正確的,請讓我知道。並從你的信中,我立刻會知道是什麼樣的情况,我會讓你知道哪裡出錯,無論是你的錯誤的或領袖的錯誤。但如果你不告訴我,那麼我自己會發現。屆時等我發現後,我發現很多傷害已造成。
所以最好的事情是,你應該讓我知道。因為現在,今天我在這。現在我不能保持注意力在哥倫比亞,我曾去到那,我不能保持注意力在美國,但當我去到那裡我的注意力就在那裡。但如果有人有任何問題,他們應該給我寫信。就像這樣,我看到了我們有很多問題,許多霎哈嘉瑜珈士已經離開霎哈嘉瑜伽。因為他們從來沒有告訴我。我甚至不明白為什麼他們不寫信給我,為什麼他們不打電話給我。但對於小事情他們會寫,某人的妻子生病了,或者某人的岳父在醫院,或所有荒謬的事情,這些他們會寫。但他們不會告訴我,有些領袖出錯了,直到我發現它,直到整個霎哈嘉瑜伽在那城市被摧毀。
因此,這是我的謙卑要求,所有的人都應該知道,我是你的母親,直接地。我和領袖們沒有什麼(關聯),就你們所擔心的。任何領袖對你苛刻,找你麻煩,要求你過多的紀律,或試圖把他的想法強加在你的頭上,或任何類似的事,那些你認為是扭曲你自由的成長,你必須給我寫信,你必須知道。這是沒有理由去說領袖是這樣的,所以我們走了,你為什麼要走?有這個必要嗎?
並且我發現這是很常見的,特別是在澳洲和紐西蘭。要麼他們變得像完全的奴隸,要麼他們變得完全反叛。不外乎這二者。所以你必須知道,如果你發現有什麼試圖控制你,你必須讓我們知道,我總是要去改正他們,並當面告訴他們,所有的領袖,我認為他們。因為他們也知道我坐在那裡看照這些。當然,關於領導我已經給了他們很多次,很多講座和東西,每次他們來到甘納帕地普雷,我們儘量見面和談論它,如果有任何問題,你必須找出它指正。
但在這裡,我不知道,但在澳洲,特別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不論領袖做了什麼,同樣的事情滲透到許多霎哈嘉瑜伽士,成為某種半領袖並且他們過去習慣有點支配著人們,說一些非霎哈嘉瑜伽的事情。像去年那樣還好,在這之前他們開始說澳洲是偉大的,我們是最偉大的事情,這些那些,,,然後一半霎哈嘉瑜珈士離開他們。吹牛和誇張,甚至印度人都很驚訝,他們開始看著他們,想著他們出了什麼問題。他們向我報告說:“他們不會聽任何人的,我們告訴他們:’拜託,最好停止,我們現在必須走了,他們不聽。他們說:“我們的領袖必須告訴我們。”。他們說:“母親說過”。“母親,不,我們的領袖。”
因此,即使是領袖已經完全取代了我,因為這些少數人與其他人聯手。我們可以說,像俄羅斯的官僚制度。沒有官僚主義,在霎哈嘉瑜伽沒有神職人員,每個人都是平等。他們都是聖人,是受人尊敬的,所有的領袖都必須尊重你,理解你。當然,如果你的輪脈有任何問題,必須告訴你,這是他們的工作,為此你應該感謝。而不是感覺不好的,你應該感謝他們:“是的,是這樣,我們會試圖改正自己。”
現在更好的部分是,現在突然間我發現有一個霎哈嘉瑜伽大的擴張在不同的地方進行著,至少預期像[不清楚]我們有其他地方像土耳其和俄羅斯。一些了不起的事情正在發生。所以霎哈嘉瑜伽正在享其成果,也許這些人會成長得更快,你要小心,你不應該落後。因為我曾給過些暗示,我不知道你有沒有告訴他們,上次,甘納帕地普雷會有另一個躍進,另一個觸發。
我總是給人一種空間的類比,你看,太空梭,就像我們可以說人造衛星或什麼的,那樣的原理,同樣的適用於我們的進化。就像首先是一個容器,它裡面還有三個,四個容器。因此,第一個容器走到一半,然後發生爆炸,然後其餘的被拋出。因此,第一個速度,那是它有的速度,得到絕對加速,然後隨著一個更大的速度。然後第二個爆炸,然後同樣的事情發生,這是他們如何最終可達到非常高的速度。以同樣的方式,我覺得現在在霎哈嘉瑜伽正在發生的,是時候讓你知道,會有另一個觸發。在那個觸發你必須趕上。為此你應該準備好,否則你將被留在容器裏,(只是)不會被用來運作。
因此,一個新的觸發,一個新的躍進必須完成,為此你必須抓緊時間,不要浪費時間。所以最重要的是,我們應該培養自己的能力,我們可以跳到新的觸發,這將會發生在霎哈嘉瑜伽。因此,我必須警告你,雖然你們是少數,你們必須有一個質量,數量沒有關係,因為這麼多的數量可能會下降。所以那些真正想要升進的人必須明白,我們必須在早上,晚上靜坐,我們必須是絕對的有集體性。如果我們沒有集體性,那麼那是我們內在有一些嚴重的,我們內在有些錯誤,我們必須糾正它。這些都是我想告訴你的事情,我必須說,現在的集體成長非常快速,因為我們所做的,今日的奇迹已在發生。
昨天我們有很多人,每次我來至少有三百人,我知道這一次也會有。但有什麼不同,當我來的時候,他們在那裡,之後他們就不來,甚至如果他們來了,他們也會消失。他們一定要對你有信心。首先你必須對自己有信心。你必須靠近接觸他們以一種讓他們覺得自信的方式。他們不應該覺得:“一些愚笨、愚蠢的人坐在這裡告訴我們關於這些東西”。而是你必須有尊嚴,你必須有那樣的接觸,你必須有那樣的理解,那麼只有這樣它才會成就,否則你不能成就。我自己的想法是,無論哪裡只要有很深入的霎哈嘉瑜伽士人們就可以堅持住。像奧地利,我會說。在奧地利,我們有相當多的[新]人,[米蘭]我們有相當多的人。原因是這兩個地方,我注意到,霎哈嘉瑜伽士是一個非常好的質量。他們都是全力以赴。
就像有一個男孩從古蘭經找出了許多,在德國,從古蘭經,一些關於霎哈嘉。他們說有一個叫蘇拉叫沙斯塔瑜伽,那個蘇拉是對應我。因為我們會……有人說:“我們將會發送並且發送者,你不會接受發送者。你會否認,你會反抗。這一切都被描述了,即使是在這重生的時期你的手會說話,所有的在蘇拉都被描述了。這是非常有趣的,在蘇拉裡。所以,他們試圖將我所說的定位出。許多的事,以不同的方式,他們正在竄出,並且他們試圖創作些非常美麗的繪畫和素描,可以去解釋。他們也有電視節目。因此,在電視上,他們陳述他們的經驗,這些和那些。但如果你自己是沒有能力的,你無法影響任何人,即使你去上電視或任何地方。沒有人會認真地對待你。所以你必須更認真地對待它,更認真地做你的冥想。
現在,霎哈嘉瑜伽的另一個面向,我們希望人們結婚。結婚,但結婚不是最終目的,不是最終目的,只是一個幫助,我們可以說,一個輔助,從另一個角度使你更好地發展你自己。但在婚姻中的任何某種的阻礙都會阻礙你的升進。所以不要理會這樣的阻礙,就是從中走出,試著保持你的真我,因為只有它,你的真我,能給予你喜樂和升進,不是其他任何人。它將終會成就,如果你保持你的真我,明白你是重要的,你必須照顧你的升進,以及,霎哈嘉瑜伽集體也是重要的。這對你們每一位是非常重要的,因為你們是如此之少,它必須在這個國家成就以一個大的方式規模。每個人都在問為什麼在紐西蘭的人還是一樣的,沒有太大的變化,為什麼沒有進步。但我相信,現在更多的事情將發生,事情今日的已觸發的,它將會成就。
因此,現在這是我的表述,如果你認為有更多的事情,我應該說,你想知道你可以給我寫信,我必定會回答這樣的信件。但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這樣的信:“我的丈夫已經和另一個女人跑了這些事,那些事”。這些並不重要,在你前世的生活中你已結過很多次婚。那麼,有什麼關係如果他跑了,讓他跑,要怎麼辦呢。你是霎哈嘉瑜珈士,在這個世界上多少女人或多少男人成為霎哈嘉瑜伽士?所以你是如此的特殊。這樣的特殊的人不應該困擾在世俗的和無用的事情上。他們應該知道他們的責任。是你將承擔起所有紐西蘭人的解放。而這你必須明白。你不應該降低你的自尊。嘗試上來,並且成就它。
對每個國家都是重要的。有些人非常警覺,有些人不是。但現在我相信它會更快的成就。我們有很多的人,現在試著給他們,給他們些茶,以些事情開場,因為他們的注意力是在食物上,但你不要開始吃[不清楚],要不然他們會認為沒有用的人,他們只是試著……你應該表現出所有的尊嚴或殷勤待客。殷勤待客是很有幫助。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事情你應該要明白。就像在印度,如果你來了,他們會來看十次,看你吃了你的食物沒,他們會叫你,有人不在那裡,你在哪裡,一定要來並吃點。但我聽到的是,在這裡,沒有人會叫任何人,任何人[不清楚]你有你自己的食物。直到客人到外面,所以沒有人說:“好吧。你要吃些……嗎?你有你的食物嗎?你吃了早飯了嗎?“不該是這樣的,我們必須關注我們應該有些習性是非常美麗的去殷勤待客,看看他們需求…
我的意思是,客人要以不同方式對待,同住的人是以另一種不同的方式,這就是無論你做什麼,你的孩子們都會以同樣的方式學習行為舉止。所以我們要有這樣文化在我們之中,藉此我們去理解他人的價值,以及到來的客人,那些還不是霎哈嘉瑜伽士,尚未成為霎哈嘉瑜伽士,剛剛獲得自覺的。他們要被非常小心對待,就像我們可以說一個種子,那是剛剛發芽。它是如此的纖弱。這植物是以如此纖弱的型態。現在你必須適當地移植它到霎哈嘉的領域。那麼你所要做的就是把所有發芽的,慢慢地一個接著一個,在他們之間保持適當的距離,將他們好好地種植到霎哈嘉瑜伽領域。
但如果你有特定的價值評斷,如果你取得了某些成就,那麼你不應該看不起他們,或你不應該時常去取笑他們,因為有些人是嘲諷的,有些人總是微笑的,所以他們認為:“我們有什麼不對的嗎,為什麼他們總是在笑?“。因此,沒有必要有做作的微笑,也沒有任何必要有某種的批評或者有時[如果]有種荒謬的笑容,你知道的人們會有些想法,他們會誤解。或者說:你的這個亡靈感染,那個亡靈感染,人們有時會說:“這個輪穴感染”。沒有必要。“漸漸地,你應該說,一切都會解决的。如果你沒有感覺到凉風,好吧,讓我們看看是什麼問題,就像這樣
但是你不需要告訴他們這些東西,這些話言,這不應該暴露給新人,他們會害怕,我們這個輪穴感染,那個輪穴感染、造成很大的恐懼。因此,我們必須建立他們的信心,這是非常重要的。一旦你建立起了他們的信心,一旦他們開始感覺到能量和一切,他們必會信任你,他們必會相信你。所以這是非常小的概念,我想要紐西蘭趕上來以一個更是靈敏覺知的態度,那麼人們會說,在霎哈嘉瑜伽裡紐西蘭人是最睿智的。
願神祝福你們
Imagine Greece Sahaja Yoga is only two years old. Only two years old. Greece. But that’s a traditional country, […]

生命能量崇拜 Taufkirchen (Germany)

生命能量崇拜
1989年7月19日(德國)
[(A noise is made by the loudspeaker. Babies start crying.)
Shri Mataji: I think better take the children out for a while. Just it would be better. Hello, hello, hello!
I think better take them out for a while. They didn’t like. Stops. (Babies suddenly stop crying. Laughter. Shri Mataji laughs)]
有人問我: 「今天我們要作什麼崇拜?」我保持神秘。今天我們是向生命能量(Paramchaitanya) ,神的愛的全能力量敬拜。
我們知道生命能量成就萬事萬物。思維上,我們起碼知道萬事萬物都在生命能量(Paramchaitanya)的恩典下成就,那是太初之母的力量。但這仍然未在我們心裡,未在我們的關注下。我們可以視生命能量為海洋,像海洋一般,包含所有事物在它裡面。所有事物、所有工作、萬事萬物都在它自己的限制裡。所以祂不能與任何事物相比,你不能拿祂作比較。
例如,你看到太陽,那來自于太陽的陽光必須照射工作。若你看到某人,例如一位有權勢的人,他的權力只能外在的表現出來,在他內裡沒有什麼作為。又例如,一顆種子只能由種子裡長出樹木,結出果實,果實出售後,人們便可以吃到它,所有這一切都在種子裡面。這就是無所不在的生命能量。
我們都包含在生命能量之內,我們看到波浪,是因為我們在波浪之上,才能看到它。在不正常的位置,被分離了,就像我們感到「這是德國」 或「這是英國,這是印度。」
生命能量就像被疊起的紗麗,祂看來是分開的,但實際上並不,祂是連續的。所以這種連系是絕對完全的。若我從這裡抽出一條線,整條線會被拉出。同樣,這生命能量是在內裡運作,絕對不是在外運作。若你是一位霎哈嘉瑜伽士,祂對你會特別關注,或我可以說,祂變得與你絕對的合一。無論你有任何欲望、任何要求,也全都來自同一生命能量。
如果你與祂合一的話,就像一個波濤洶湧的海洋,數滴海水被拋至飛揚於空中。它們想:「我們在上面,我們離開了世界,離開了海洋。」但是再次的,它們必須跌回大海。這無形相的能量擁有所有的智慧、所有的協調、所有的組織、所有的電腦、所有的電視、所有你可以想及的溝通、統治和管理。最重要的是,祂是愛,祂是神的愛,以及你母親的愛。
所以,要與這無所不在的生命能量合一,你們必須變成實相。就像你拍攝我坐在這裡的照片,雖然只是照片,我的照片卻發放生命能量。但若是其他人的照片,它不能成就霎哈嘉瑜伽。原因是這人並未變成實相,就像你們看到的一幅繪畫,下雨的圖畫,畫中的雨並不能滋潤花朵,也不能弄濕各位的衣衫。雨是靜止的,在無明中,我們就像在圖畫中的雨,對實相靜止。這就是為什麼我們以為自己可以成就所有事情的理由。
若現在有任何人說:「我看到這圖畫好吧,我會令雨變成真實。」你不能,為什麼?就算你用不同的顏色畫圖,可能出現不同的效果,但它沒有實相的能力或品質。人類常常在處理不真實的東西時,以為自己正在處理某些偉大的事情。當然,我們可以把真實的花朵摘下;我們可以感覺它;我們可以製造塑膠的花朵;我們可以把花朵繪畫成與真實的完全一樣,但我們不能靠自己生長出花朵。我們必須求助於實相,是母親大地生長出花朵。而太陽亦會幫助母親大地。
所以,你們所有霎哈嘉瑜伽士必須知道在實相中,你們什麼也沒有做。每事每物都是生命能量所成就的。這是非霎哈嘉瑜伽士與霎哈嘉瑜伽士的分別。一位非霎哈嘉瑜伽士並不知道,就算他知道,這也不是他真心相信的真理,也不是他存有的一部分。但一位霎哈嘉瑜伽士卻知道,實相是生命能量,是這實相成就萬事萬物,這實相就是上天的愛。
我們常常把愛從行動中分離出來,對我們來說,愛是對某人作出某些瘋狂的行為,並沒有關鍵技術指南,教導我們怎樣去愛。沒有任何人能解釋:愛是怎樣運作?當我們愛某人,我們也不知道我們可以怎樣做?我們以為自己愛你。但明天我們卻說: 「我恨你。」這怎能算是愛?我們愛我們​​的孩子;愛我們的家庭;愛我們的朋友;那全是那麼不真實。若這是真實,那是永不衰敗。所以我們不能肯定,你今天可以為你的兒子做一切的事情,可以因為你的兒子而變得很自私,但你不能肯定明天他怎樣對待你,或你怎樣對待他。
但無所不在的生命能量知道,祂知道怎樣去表達祂的愛。不只如此,那是永恆愛的感覺,祂可能改變祂的色調或顏色,但祂對愛的關注,卻是一樣的愛的精粹。是關心,甚至,例如某人犯了錯,上天只關注該怎樣去糾正他,關注我們說是「Hita」,是福祉,這種對福祉的關注常在。無論祂是以怎樣的模樣顯現,祂可以表現得殘酷,可以表現得親密,可以表現得縱容。無論祂以怎樣的模樣表現,就像波浪一樣。無論祂看來是怎樣,但實際上,祂是為你的福祉,為你的福祉而工作,不單為你的福祉,也為集體的福祉。祂完全知道必須去做什麼,怎樣可以成就事情。祂並不需要從別處學習。因為完全知識的關鍵技術,就在祂之內。那是智慧、知識和愛的寶庫。所以祂不會有任何偏差。
當你成為一位霎哈嘉瑜伽士,祂常常關心你的福祉。你是否被懲罰?是另一個問題。有些人可能得到工作,另一些人可能沒有工作,一些人以這個途徑成就,另一些人卻不能以這樣成就。有人會說:「這無所不在的生命能量,怎麼會這樣?」那全為把你糾正,那是極大的翻騰。無論怎樣的改正,都是為著你的福祉。若你明白這一點,你將永遠不會感到失望。
祂不會關心自己的福祉,因為祂本身就是完全的福祉。祂從不想及怎樣可以令自己更有利益,和對自己更有幫助,因為祂並不擔憂這些。例如某人已經擁有所有世間的物質,但他仍會關心怎樣去得到更多,這是貪婪。但因為生命能量是完全的Purna,祂沒有貪婪,祂感到完全的滿足,因為祂是那麼有能力,那麼有見識。祂沒有懷疑,沒有任何的懷疑,因為沒有人可以傷害祂,祂沒有恐懼。你們全都應該感到這無所不在的生命能量,令你有一個毫無恐懼,平和和喜樂的人生。就像當一個孩子找到他的母親,他便停止哭泣,不再哭泣,是因為他找到他的母親。同樣,你已經找到生命能量,以及與祂連接了,所以你不再有任何憂慮,不用再想及任何事,不再需要計畫任何事。你唯一要做的就是跳進去,只跳進去並知道,你已經變成實相的一部分。若你明白這一點,我視我們已經成就了一件偉大的工作。
現在我們在德國,你們都知道,在德國曾經有人想粉碎人類的希望。雖然這種事情曾經發生,所有這種可怕的事情曾經發生,很多人因此死亡。當然,他們再次出生,這不再是問題了。當這種情形發生,他們認為整個世界將會完結,他們是那麼憂心,以為整個世界將會完蛋。但世界並沒有完蛋。
這場戰爭給我們上了一課,令我們更加集體,令我們互相瞭解。不然,你們怎能從無明中走出來。我們是這個國家、我們是那個國家、種族主義。那些所謂民族主義,所謂愛國主義,所有這些分裂的力量,分裂的東西我們必須看清楚,我們全都是人類。我們必須被以人類來對待。
若你看看歷史,每一次戰爭之後必定有一個快速的運動,朝向全球一體化的知識而去。這像你擁有一艘太空船,有一個內置的太空倉,一個接一個的發射。當到達相當的速度,處於最底部的太空倉,便會爆發或爆炸。當它爆發,它令其他太空倉產生更高的速度。那麼速度便會加速,這是為什麼我們可以到達太空。同樣,所有已經發生的可怕事情,像爆炸一樣,令我們知道自己犯了一些錯誤:我們活在不真實中。
現在問題,今天的問題就如生態問題,愛滋病,毒品,所有這些現代的問題以及貧窮,若你像旁觀者一樣去看,你會感到很震驚。這些都是令人震驚的事物,所有這些駭人聽聞的事情,必須真正的令我們思維上產生震動。為什麼我們會有這些問題?一些愚蠢的領袖認為所有這些問題,可以以賺更多的錢來解決。若我們有更多的錢,我們便可以保護環境。我們污染環境,是因為我們會有更多的錢,我們為著保護自己。所以每個人到任何地方,都有一個面具,我們必須賺更多的錢,以保護自己生態問題,與我們沒有任何關係。你像在一個充滿難聞氣味的地方前進。
所有這些愚蠢的念頭,全因為他們不明白什麼是人類的尊嚴,人類是高於所有事物,所有機器,所有這世界中的物質。他們不會談論怎樣令機器平衡,不,他們所談論的,只會令人變成機器的奴隸。因為他必須擁有金錢,他必須擁有更多的錢。因有更多的錢,我們便可以保護自己,免受生態的問題,那真是荒謬。若你明白人類的尊嚴,你必須明白作為人類,我們必須採取正面,有智慧的步驟,去阻止我們現在正在做的所有荒謬的事情。
就像現在大部分法國的海岸海灘自然而然地都受到污染。因為他們開展那可笑的,稱為「到海邊渡假」的活動,這就是後果。「你喜歡怎樣做,便怎樣做。」 現在你不應做這種事情,必須停止。但人們的腦海,不單不明白, 他們所做的是錯誤的。他們還說:「我們會開展另一新的方法去清潔它。」因為他們對這種在海邊可笑的生活,像吸毒般的沉醉。令他們永遠也不會譴責自己。這是錯誤的。
現在的愛滋病在美國,你會感到很驚訝,他們說單單在洛杉磯七十萬人,為自己樹立愛滋病烈士紀念碑,只為他們過著這種荒謬的生活。他們以為,這是一個大革命,非常非常偉大的革命,他們是非常偉大的人物,他們支持愛滋病,以愛滋病為榮。你相信這種言論會被接受?人們會因此恥笑你,但所有事都是那麼金錢取向,他們喜歡宣揚它,他們談論支助金錢。他們想說,這樣的事情發生是因為他們想有更多的錢,他們想吸食更多的毒品,因為他們沒有錢,所以他們偷竊。我們必須給予他們金錢,那麼他們便可以吸食毒品,或可以過這樣的生活。
整體上,你看看,人們活在虛幻中,絕對的不真實。當到了面對我們犯了一個錯誤,不該犯的錯誤時。他們從現在的生活模​​式中撤出,但卻進入另一光榮形象,人工化和虛幻的生活模式。說:「啊!我們很偉大, 我們是烈士(martyrs)」就是這樣,我們稱為鬥爭期(Kali Yoga)。在鬥爭期每事每物都是不光彩,令人憎惡。所有我們從中得到保護的事物,會變成人們想達成的目標。
我希望你們明白,在你們四周那無所不在的生命能量,正在成就霎哈嘉瑜伽。是祂帶領你來到霎哈嘉瑜伽,是祂給予你所有的祝福,是這生命能量成就萬事萬物。所以,今天的禱告我們要更加意識到:我們是這生命能量的一部分,我們可以感覺祂,我們可以運用這力量,我們可以成就祂。若你們今天有這樣感覺,我想很多工作已經完成。願神為此祝福你們!
(當你在作這個崇拜時,請緊記你是向我的生命能量形相敬拜,你只要想著你正涉及實相本身,以這樣的理解來做這個崇拜。願神祝福你們!)
Can we have the…
(While) talking Paramchaitanya went out of My head. […]

摩訶拉希什米崇拜 (India)

摩訶拉希什米崇拜
印度 1986年1月6日
 
希望你們都享受留在格納帕提普蕾。問題是我們未能安排在你居留的地方附近煮食,所以你們要走很遠的路。我想步行也不錯,對你們很有幫助,對腹瀉和其他毛病都有幫助。
事實上,我到過這地方,卻並未到過酒店和居住的地方。我告訴你,有人把一畝地捐給我,免費的,是在另一面海邊附近的地方,真的很漂亮。請你們每人都要寄一封感謝信給他,我肯定明年必定可以安排得更好,以更合群的方式來安排。
你們也知道,跟著的行程會是經浦那、Rahuri 和 Akluj。這些地方對我們都是非常重要,因為我的先祖曾經統治過Rahuri,所以這地方很有力量,因為他們都是偉大的Devi bhaktas(女神的虔敬者)。還有所有的Naths,像Machhindranath,Gorakhnath,所有被稱為avadutas已進化的靈,偉大原初導師的降世神祇,都曾在這地區工作,是祂們最先公開的談論靈量。你們也知道,被稱為Punyapattanam的浦那,長久以來都是神聖的地方。跟著你會到一處稱為Nira的河流,它是以我的名字命名。我們購買了很多在這河流附近的土地,會用作耕種。你也看到你早晨沐浴的Bhima河,你會享受這河流。
他們會邀請你到這裡的一個宴會,一個二天的盛大宴會。這就是我為甚麼不來的原因,因為期間不能有任何講座,你們在這裡都會很享受,跟著你會到一處很有趣名為Wani 的地方,這是一個山區車站,很漂亮的,哪裡還有一個水壩,跟著你們便回來。我要爭取這個機會與你們談話,因為我很少能有時間與你們談話。
外在的事物都應是用來滋潤你的升進。你必須看到自己內在有多少成就,你發展了何種品格,你有多不執著,多合群,多慷慨,要讓人看到你這些品質。你要評價自己,不要叫他人評價你,你有多平衡,有多智慧,因為所有這些令你好好安頓下來,給你平衡。我不知道我們還有多少年能這樣,我認為已經很好了,因為我感到大家能量上的分別—即使在格納帕提普蕾之前直到現在—都有極大的差別。事實上,我是從你哪處取得涼風。
所以升進是你們最關注的,也是你們全部人最關心的。你們來這裡是為了升進,我知道必定有很多困難,很多不便,有些人還矖傷了皮膚,我很抱歉。在這個國家,極端的行為是被視為不恰當,所以你們要避免極端的行為。做得過分實際上是偏向右邊或偏向左邊,所以請你們做任何事也不要過分。就如你們或許很喜歡在Bhima河沐浴,在淺水裡沐浴是很好的,但你們不應到深水處。我因此有些擔憂因為它是靜止的,你們仍要明白怎樣控制自己,不要到危險的地方。除此之外,對你,對整個霎哈嘉瑜伽運動,也對我是非常危險的,因為若你出事,我會既擔憂又失望。
重要是你要保持在中央,任何事也不要走向極端。若你在中央,每個人都會尊重你,若你走向極端,他們會以為你有些不對勁,基本上是你不對勁,整個講座也會被你弄糟。我的意見是你要保持在中央,任何事也不要過分,一切都要保持正常的狀態。因為像這樣出門遠遊,你們都要大費周章,面向太陽。現在是馬哈拉斯特拉邦最寒冷的時候,所以你可以想像我們還能做些甚麼,我是說我們要以最理想的組合取得成效。
很抱歉那些被矖傷的人,因為要醫治他們,所以我遲到了,講座也因此要延遲、延遲、延遲。我是說太過分了,不要再這樣了,請不要再走在太陽下,沒必要這樣。你已有足夠的太陽,太陽融化了你的腦袋,令這個國家的人瘋癲。若你們走在太陽下,最終都會變成瘋子,腦袋也必定有某些事情發生,所以還是完全不要走在太陽下比較好,就像現在這樣就可以了,只一會兒就行,不要坐在太陽下。這是很吸引,我知道,因為你不能取得陽光,但這房間每一處都充滿陽光,所以你完全不需要坐在太陽下。坐在太陽下可能為你帶來麻煩,因為Akluj的太陽是太猛烈了。我告訴你這些是因為我未必能與你們同行,所以請好好照顧自己,這是你們唯一可以為我做的事情。
你必須要靜坐,必須為升進而憂心,不要隨便把自己的東西四處放,要小心。我很高興他們在摩訶拉希什米廟宇裡對你們那麼欣賞,他們尊重你們,給你們oti,他們真的很可愛的接受你們,接受你的個人風格,接受你進入他們的社區。他們還說︰「我們分辨不出誰是印度人,誰不是。」因為我想在格納帕提普蕾,或許你們的皮膚變得沒有那麼蒼白,他們說︰「我們分辨不出誰是誰。」那很好,現在事情正在成就,我們的性情品性越來越相似。
至於崇拜,之前已有三個崇拜,第四個是在格納帕提普蕾,這裡也有三個崇拜。這三個崇拜,我可以肯定會是更安靜,更有成效,事情會更好。若你有任何問題,可以告訴我,我們可以安排。但要緊記,不要讓自己疲憊不堪,不要挨餓也不要過飽。任何極端的行為對這個旅程都是不好的。因為我想第二組人會比我們之前成就得更多。所以第二組人要嘗試保持正常的生活,多放注意力在靈,在升進上。
最後,好消息是你們很多人都想訂婚,我很高興他們可以在浦那或Rahuri訂婚。對想訂婚的人來說,這會是個好主意,若有任何人仍想結婚,請告訴我,我們或許能在Rahuri作一點安排。但最好還是那些想訂婚的人,這是很容易辦到,這會是個好主意。任何人想訂婚,在離開浦那前,請讓我知道。
現在若有任何問題,或你想說些甚麼,請說吧,因為我不會再有機會與你們交談,現在這裡很少人,否則,在崇拜裡常常…在浦那,人數最少有這裡的五倍。
是?她說甚麼?注意力不妥當?甚麼?甚麼?
問題︰她想知道怎樣令注意力安頓下來,怎能進入深層的入靜。
 
重點是你放注意力在哪裡,你要多放注意力在周遭…。你要明白,在靜坐中,你先要討論這些,還有很多人可以告訴你,他們會把它成就。第二,你的雙眼最好是看著大地之母,最好是全神貫注在大地之母上。當你走路,要看著大地之母,當你與任何人交談,也要看著大地之母,你自會明白,你所吸收的一切都會比較好,你的專注力也較好,對嗎?
想想我們不要浪費我們的注意力是很好的,你漸漸的安頓下來。我想大部分第一次來的人都會感到,在開始時把注意力穩定下來是有點困難,但你慢慢會做到。因為我們的注意力先放在一些小事上,瑣碎的事情上,例如我要坐在地上,或你要坐巴士來,或是某些你在某處看到的不潔的事情。我們的注意力常常放在別人的缺點,漏洞或不潔的事情上,因為注意力本來就是這樣。跟著注意力開始放在漂亮的地方,小小的事情你開始看到它漂亮之處,一些瑣碎細微的事情你開始看到上天。這個時候你便知道你的注意力享受一切。
通常我們的注意力,特別是當我們把注意力放在錯誤的事情上,這裡有任何漏洞?我們開始評價每一個人,評價每一處地方。看看這裡,若你坐在這裡,對我來說,這地方真的很美妙,對你,可能這些只是一些劣等的事情,你們只會想著這些事情。對我來說,它是很漂亮,因為我看到這件漂亮的紗麗在這裡張開,花朵安排得很漂亮,很美麗的花藝,是那麼的特別,還有這個背景,一切都是做得那麼仔細小心。他們怎樣來到這裡?怎樣把這些東西系上?這是很不凡的。我一想到所有這些事情,便會感到極之喜悅,我的孩子很辛勤的工作,把這裡佈置得很好,這是非常好的,他們是怎能安排得那樣好。我滿腦子都想著這些,令我感到很振奮。我看不到劣等的事物,看不到其他。無論你看到甚麼,你的注意力便在哪裡。
所以嘗試看一些美麗的事物,有那麼多漂亮的東西我們可以去看。我現在看到的是我的孩子的心,他們真心實意的做這些事情,不是嗎?若你有深度,你便能看到他們是怎樣甜美的張開紗麗,怎樣把花朵撒開,怎樣做這些事情。是注意力,注意力放在哪裡?當你看到自己是︰「我怎樣可以舒適點?我要擁有這些,我要擁有那些。」你便沒有喜樂。喜樂是來自你深層的看到他們為我們做了些甚麼,他們是怎樣為我們工作,怎樣為我們帶來物品,怎樣以愛心為我們烹調食物。毫無疑問,相比他們,你甚麼也沒有做。你真的像王室人員那樣走動…他們必須要這樣做,特別是格納帕提普蕾是一處很艱苦的地方。人們要老遠從那格浦爾來,五十人來這裡為你們煮食,錢不是萬能,即使你想付錢,也辦不到。是愛心,是感情,是注意力,是慷慨熱誠的照顧客人。
我們必須享受他們為我們做的一切,我們是那麼享受,這就是你的心怎樣變得越來越有深度。但若你的心是扭曲的,只看到錯事、壞事,或類似的事情,或對一些事情︰「我該買些甚麼?我該買些甚麼?」只是這樣,你便是昏了頭。若你真心的想買些好東西,你便能找到你想買的,也可以很快的買到。當我昨天為所有中心購物時,我想這個價值的東西只需一盧比,我很快就能為所有印度的中心購買到需要的物品。因為是為他們購買,我會更好,若是為我自己,我想我不會辦得那麼好。你會很驚訝,我從不為自己購買甚麼,我沒有時間,你們已經給我很多東西,我不用再購買甚麼。
這是你怎樣對待事物,怎樣辦事,怎樣把事情成就的方式。昨天我到過的商店是充滿芬芳,哪裡的一切都有香氣,每個人都嗅到,原因是我享受一切,享受為別人辦事,不是別人,誰是別人?對我來說,霎哈嘉瑜伽士不是別人。我是為自己而做,我的更大的存在體,更高的存在體。你就是要這樣看待事物,對嗎?那麼你便會享受。
錫呂‧瑪塔吉說馬拉地語︰(*我現在要對Sangli人說,我們很久以前曾在這裡作過一個崇拜,最近也有一個崇拜,在Sangli 的報章裡有很多報導,因此有很多工作已經做了。霎哈嘉瑜伽能在這裡建立,因為氛圍很美好,很寧靜。這裡所有人都準備幫忙,所以我想給Sangli人一份小禮物,請他們要接受,這是我的請求,還有另一份禮物,但仍在市集裡,當禮物到達,我也會送出,誰想要它?*)
我買了很多東西,但仍未送到,所以我先給他們一件東西,(*把它帶來,現在吧。*)這位霎哈嘉瑜伽士是他達先生,他是這裡的高級官員。是他做的…這位是馬力先生,他是區域…我能說區域嗎?他是這裡的區域農業部長,管理整個區域的農業,他在1975年得到自覺,被派來這裡,因此他參加了崇拜,他的家人也在這裡。他達先生為我們做了很多好事,請為他鼓掌。還有耶達先生,他是出版報章的,耶達先生,請為他鼓掌。
他們都位元處高位但仍很謙虛,只看看,他是這裡的總管,他是工程師,管理這個地區的所有農業活動,他是負責的官員,另一位是報章的編輯。
當人有自我,他們沒法與周遭有任何聯繫,他們不明白自己的程度,就如你推一個氣球,它會升上天空,完全不知道自己只是一個充滿空氣的氣球,這就是為甚麼稱呼這為自大,明白嗎?所以有實力的人,經過實質的訓練,實實在在的成長,他們不會跌進自我的陷阱,他們不會跌進這種陷阱。他們先變得很謙虛,學習,更謙虛,再學習然後更加謙虛。就如牛頓曾經說︰「我像個小孩子,在知識的海岸收集小卵石。」連牛頓這樣的人也這樣說。現在我發現,很難找到像牛頓這樣的人。那些在西方很有學問的人,在他們的作品裡,我看到他們的言行舉言都很謙卑,你可以看到他們是很謙卑的人。謙卑是知識的徵兆。當樹木負重,它會垂下,當它負載滿果實,它會垂下。同樣,有知識的人會垂下,會很謙卑。
馬拉地語講話︰(*今天的崇拜真的很重要,因為今天要敬拜摩訶拉希什米。在霎哈嘉瑜伽,摩訶拉希什米的重要性是其他力量沒法相比的,因為摩訶拉希什米是我們稱為中脈的力量,她在中脈裡,透過她副交感神經得以啟動。要令摩訶拉希什米力量強壯,在我們的進化裡發生了很多事,當中重要的事件是摩訶拉希什米的降世。摩訶拉希什米曾多次降世,她很有勇氣,以人類的形相在這個宇宙出生,做了很多工作。
沒有關於摩訶拉希什米的這些降世神祇的資料是很令人驚訝的,沒有人曾深入而詳細的描述她。摩訶拉希什米原理是建基於拉希什米原理,即是說拉希什米的母親是摩訶拉希什米,應是說,拉希什米的母親,意思是當拉希什米降世為人類,她很平衡,女神形相的一位女士。她是那麼平衡,因此她能站在蓮花上,手上拿著兩枝蓮花,一枝是粉紅色的,蓮花代表溫柔。粉紅色的蓮花代表這個人是lakshmipati,他會擁有拉希什米,這個人的性格會有這種粉紅色,意思是他性格很可愛,不是乾巴巴的人。
其二是若你看到蓮花,即使蜜蜂來到,牠也能在蓮花裡找到安身之所。蜜蜂有很多刺,即使是這樣,牠也能在蓮花裡找到安頓的地方,即蓮花也歡迎牠。因此,擁有拉希什米的人會歡迎每一個人,無論是怎樣的客人。他要讓每一個人感到舒適,不論是大人物或小人物,他們按照每一個人的社會地位照顧他,平等的招待每一個人。
其三是—(錫呂‧瑪塔吉的雙手︰左手付出的手勢,右手保護的手勢)—意思是我們要慷慨。若他不慷慨,他就不是lakshmipati。Danat(慷慨的品質)是一種很令人喜樂的品質,這種喜樂不能與購物帶來的喜樂相比。任何達到慷慨力量的人,我想這個人是最了不起的,因為他已經到達人類進化的頂點。我們必須能慷慨。因為拉希什米以左手付出,同樣,一個lakshmiputra(擁有拉希什米原理的人)的人也要以左手慷慨的給予,即使右手不知道。以左手給予表示毫不費力很霎哈嘉(自然而然)的給予。一切欲望必須只是慷慨。這個世界真的有很多物質的事物,我認為一切事物唯一重要的,就是我們能給予別人甚麼。透過慷慨,我們能表達我們偉大的心,能表達我們的感情,我們的溫暖,這就是為甚麼物質是那麼重要,不然,一切物質都毫不重要。
天然聖石(swayambhus)有很多身分,在霎哈嘉瑜伽,最重要的是摩訶拉希什米的身份。藉由她的恩典,我們的靈量能有通道上升,或她賜予升進的管道。這管道,摩訶拉希什米的管道是高於拉希什米原理。右手,就像這樣,這只手是保護的徵兆,它有雙重意義︰庇護,庇護每一個人,這只手保護每一個人。在現實裡,我們看到的卻是相反。Lakshmipatis令每個人感到有壓力和恐懼,相反,拉希什米只是安靜的站在蓮花上,完全沒有賣弄自己。否則,人們會要求汽車,要求這個那個,去炫耀他們很富有,高人一等。
另一方面,她沒有給人重量或壓力,她很輕巧的站著,那麼優雅,沒有給任何人帶來麻煩。真正的lakshmipari只會坐在某個角落,充滿自信安靜的坐著,安靜的離去。即使他想付出甚麼,他也只會付出後說︰「錫呂‧瑪塔吉,這是我的捐款,請不要透露我的名字,無論如何你也要接受,我在你蓮足下給予我的捐款,就是這樣,這再與我沒有任何關係。」當我告訴他我不接受捐款,捐款是給信託基金(因此捐款者名字必須透露),他會說︰「你可以以任何名義捐贈,我不會反對,我把捐款給你,我不想透露我的名字,我不介意你向稅務局透露我的名字,不然,我不想透露我的名字。」他謙卑地請求不要透露他的名字,這個人才能稱得上為真正的lakshmipati。
拉希什米的右手是像這樣向上指的,意思是你的注意力要往上,向著一個更高的目標。當一個人成為lakshmipati,他的注意力會是這樣︰「我現在成為laskshmipati,但現在,我可以怎樣到達神?」當人到達這個層次,他便擁有財富,擁有很多財富,變得富有,但卻感到內在並不富足,我們可以說他內在的摩訶拉希什米原理已經被喚醒。透過摩訶拉希什米原理,靈量被喚醒,當靈量被喚醒,這就是為甚麼我們說︰”Udo,Udo,Ambe”。即「神聖的靈量,請你醒來吧。」我們在摩訶拉希什米的廟宇中這樣說,因為她只能通過摩訶拉希什米的管道才能得到喚醒,她在摩訶拉希什米管道被喚醒,跟著她穿過在其上的所有輪穴,升上來,穿透頂輪。
讓我們看看摩訶拉希什米曾以多少位神祇的形相降世。首先,摩訶拉希什米原理與導師非常接近,一種很多愛和純潔的關係。若你從最初開始看,所有原初導師,她以女兒或姊妹身份出生。就像闍拿迦(Janaka)的女兒是悉旦,她是摩訶拉希什米的形相,是摩訶拉希什米的原理,悉旦是摩訶拉希什米,她是闍拿迦的女兒。接著是那納克(Nanaka)的妹妹—Nakaki,她是摩訶拉希什米,她是位妹妹。同樣,穆罕默德的女兒法蒂瑪(Fatima),她是摩訶拉希什米。她之後是羅陀(Radha),羅陀是摩訶拉希什米的形相。她之後是瑪利亞,瑪利亞是摩訶拉希什米,她的關係是純潔的。她是那麼純潔,她以她的純潔生了耶穌基督,所以她的形相是純潔的處女,因為她的純潔,她是處女的形相,她有純潔如耶穌基督的兒子,所以她也是摩訶拉希什米。
因為這些摩訶拉希什米的降世神祇,我們上層的輪穴得到修補,意思是羅摩的輪穴在心臟的右邊,她在這裡的形相是悉旦,她在哪裡的形相是羅陀,而她在這裡的形相是瑪利亞。在這個位置三個輪穴相遇,這就是為何摩訶迦利、摩訶拉希什米和摩訶莎娃斯娃蒂這三個力量相遇。當這三個力量相遇,它們構成一個力量,即太初之母。太初之母住在頂輪裡。有人說,在頂輪,太初之母的形相是摩訶摩耶—太初之母存在著,她的形相是摩訶摩耶。因為這三個力量就是太初之母以摩訶摩耶的形相出現在這個世界,她能滲透每一個人的頂輪。你們也知道,她就在你面前,你全都知道,我不需要再說甚麼了。
就是這樣,由於摩訶拉希什米,太初之母降世,她擁有摩訶迦利、摩訶拉希什米,摩訶莎娃斯娃蒂這三個力量,她內在擁有這三個力量。只有透過摩訶拉希什米原理,我們純粹的欲望—那是安巴(Amba),實際上是摩訶迦利的力量—才能被喚醒,她能辦到。這就是為甚麼太初之母是很重要的,因為透過這三個力量,即使萬事俱備,最後的工作仍要去做,所以需要太初之母,即是說要透過這三個力量事情才能完成。即使我們能輕而易舉的辦到,能很輕鬆的得到,我們仍要很努力的工作,否則事情是沒法做到。它是頗為困難,若只有太初之母能做到,就不需要有這些混亂了。
你必須辛勤地工作,我要有你的支援才能完成這任務。現在在臺上的是你,不是我。你可以拿取我的力量並且運用它,你要知道自己已在臺上,所以你是值得受敬拜,你是很特別的,我又怎樣?無論我擁有甚麼力量,我已很久很久以前已經擁有它,對我這力量毫不特別,但你必須運用它,必須接受它,必須達成它,並且要掌握它,這是太初之母的真正欲望,是她純潔的欲望。為著這純潔的欲望,她每時每刻都很努力,而你們只是賺取它,成就它,以愛接受它,迎上前,你已在進步中。對我這是極大的滿足感,這種滿足感令我忘記一切,忘記我過往受過多少苦,在過往很多年,我受了很多苦。悉旦要受多少苦楚,羅陀要受多少苦楚,瑪利亞要受多少苦楚,我忘記過去,我感到過去好像從未發生甚麼,無論現在發生甚麼,都會是很特別的。
這些降世神祇,我們要記著,摩訶拉希什米降世為人類—人類的形相。女神摩訶迦利從未以人類的形相降世,她的形相常常都是女神,以女神的形相出現是很容易的,但以人類的形相出現卻是困難的任務。像人類般奮鬥,像人類般生活是很困難的,受人類的局限來生活更加困難。是諸女神以人類的形相來完成所有工作,所以今天我們能享受她們過往工作的祥瑞成果。
在格納帕提普蕾所做的偉大工作是值得寫入歷史,很偉大的工作已經完成,這樣的事情在未來的每一年都會繼續發生,我熱切期望能繼續這樣最少三年、四年。若這能發生,你們對這些工作也會有點概念,我們從格納帕提普蕾開始,完美的到達頂輪,所有這些是那麼aditi(原初),沒法用言語來表達,你們全都要接受,接受屬於我的一切,這是我唯一的純粹欲望。當這樣能成就,我甚麼都不想要了。*)
(*就像這樣—放一點東西在雙腳下,放紅粉在雙腳上,放紅粉在腳上,叫一些人,一些婦女來。拿一點東西,為雙腳放點紅粉,下面要更多,現在叫人來,叫女士吧,來吧,來吧。
來吧,拿一隻匙,也拿一個碗,拿那個邊沿有曲線的碗,在這裡,叫女士來,拿一個碗,坐下,拿碗來。
你來,你來吧,讓女士做崇拜,我會告訴你該怎樣做,讓他們來做,不要觸摸它,不要用手觸摸,小心點,你甚至不能觸摸碗,不要用手來觸摸,拿著邊,只拿著邊,現在放下,說Shri Sukta,念誦格涅沙頌(Atharva Sheersha),說吧,放下,放下。
開始念誦口訣,這是對的,讓他們來做,不要用手,拿著這裡。
現在是,所有男士都在這裡,先把這個移到這裡,告訴他們清洗我的雙腳,倒水在腳上,清洗它們,念誦Shri Sukta,放…移開它。
不要用手,移開這個,在這碟子上。*)
這紅粉很好,因為它有生命能量,你們都拿一點(*與一隻匙一起給每個人*)遲一點才拿。
(*拿水來,現在男士可以來
你妻子不在這裡?
你來吧,留在這裡
不要用手觸摸,只拿水來,不是熱水,現在你要等兩分鐘,當女士來了,我們會叫你。
用碗來倒。
崇拜要很寧靜,很平和的來做,這樣便不會出錯。
現在你明白我們不用「貧窮」這個字句,”alakshmi”,即不是拉希什米原理,他們不會說”daridrya”(貧窮),他們不說摧毀(貧窮)”daridrya”而說”alakshmi”。你看這是多精微,全都不吉祥,不是拉希什米原理,全部—它涵蓋的範圍很大。這都是經過深入研究才寫出來,清晰和恰當的思維,你看看它的生命能量。
噢!不是這樣,之前它有水,是嗎?現在來做,我們做些甚麼,現在已經發生了。這是我說的,現在把它倒下,現在沒用了,沒有分別了,現在像這樣做,聽我說吧,把水倒在我的雙腳,把它放在旁邊,不要觸摸到水。*)
它從Kamal到Vishwa,不是二者之間。(*你明白嗎? *)對摩訶拉希什米的描述是她喜歡蓮花,也喜歡宇宙,不是兩者之間。(錫呂‧瑪塔吉不停的笑。)
(*用手來擦,現在念誦108個名號。你們還有甚麼是摩訶拉希什米?*)
你們要明白,摩訶拉希什米原理變成Viratangana,即覺醒(buddhi),腦袋—知覺,我們應該說,她變成Narayani Shakti,或Viratangana是宇宙大我在腦袋中的力量(*所以最後是摩訶拉希什米原理 *)某程度上,中樞神經系統也是摩訶拉希什米原理(Mahalakshmi Tattwa)。
(*現在她成為摩訶摩耶,因為摩訶拉希什米原理,她成為摩訶摩耶。當摩訶拉希什米原理升起,她變成摩訶摩耶。意思是對女神—摩訶迦利和摩訶莎娃斯娃蒂,她以此作為掩護,變成摩訶摩耶,意思是這是宇宙大我,克裡希納的戲法。成為摩耶(幻象)是克裡希納的戲法,上天的摩耶(幻象),摩訶莎娃斯娃蒂和摩訶迦利,當這二個力量和摩訶拉希什米相遇,便構成摩訶摩耶,摩訶摩耶的形相便彰顯出來。因為有聰明才智,萬事俱備,是透過克裡希納戲法而發生的,像克裡希納,克裡希納的力量。女神迦利或其他摩訶迦利的降世神祇,每個人都能看到,她沒有任何隱藏,你看到面前的一切,她手拿利劍站著,你看到她所有的手,這裡的摩訶莎娃斯娃蒂是純潔的,就如她從未結婚,從未,即像一位婦女,一位處女,完全的純潔,知識的形相,穿著白紗麗。當摩訶拉希什米力量與這二個力量相遇,她便有了顏色,即她變得多樣化,摩訶摩耶形相便顯現,摩訶摩耶顯現是因為這些力量,這是克裡希納。*)
我在向他解釋,是這樣的,摩訶拉希什米原理在拉希什米原理彰顯後才開始,即拉希什米藉由富裕和從富裕而來的滿足彰顯後,摩訶拉希什米原理便開始在我們身上發展,令我們想到自己的升進。它是這樣發生的,在我們腦袋裡有三個力量,即摩訶迦利、摩訶拉希什米、摩訶莎娃斯娃蒂—在額輪之上。剛巧這二個力量,摩訶迦利和摩訶莎娃斯娃蒂,祂們是受祝福,受摩訶拉希什米原理祝福,摩訶拉希什米原理基本上是Narayana原理。Narayana是毗濕奴,毗濕奴變成克裡希納,克裡希納力量就在這裡變成宇宙大我的力量,就是Viratangana。
當她與這兩個力量結合,摩訶摩耶力量便開始彰顯。因為她是—你也知道克裡希納是怎麼樣,祂常常玩把戲,這樣,藏起這個,這樣做—這些事情都是從這個力量開展。所以它並不開放,像摩訶迦利力量是那麼開放,摩訶拉希什米力量是一個隱藏的力量,像瑪利亞。沒有人會相信瑪利亞是摩訶拉希什米,或是羅陀,是悉旦。很簡單,這力量是隱藏的但卻很有力量。在頂輪的時候,它變成摩訶摩耶,人們不懂怎樣找出太初之母的實相,你們明白嗎?
是她支撐著整個宇宙,她變成靈,整個世界(Vishwa)的靈,Vishwa Gyaneshwara(格涅殊哇)也曾把它紀錄下來。他說︰”Vishwatmake Devi”—宇宙聖靈的神,她變成宇宙。
兩位外國來的已婚男女可以上來,李察,你不要來,其他人請坐下,你們常有機會,那些沒有這機會的人才來,他是最先站起來的,我告訴你,請坐下,不要來自英國的,因為英國人常有這個機會,必須是來自澳洲或其他沒有這個機會的人,英國人要把機會讓給其他人,你們常常都遇到我,你在這裡清洗我的蓮足,來吧。她的丈夫在哪裡?他是英國人嗎?是嗎?願神祝福你們。好吧,叫一些澳洲人來,我是說即使你不是與同一個女士結婚,沒有此需要,讓澳洲人,或澳地利人或一些沒有這個機會的人來,西班牙人也很好,好吧,願神祝福你們。我要說英國人是最有特權,對嗎?
你想擦我的雙腳?你從未擦過我的雙腳?好,來吧。現在,用右手拿著它,用左手來擦。你已經擦了我的雙腳,是嗎?你已經擦了它,你已經擦了我的雙腳?你有否擦我的雙腳?你有否以水來洗擦我的雙腳?你已經做了,好嗎,讓他來做,這個也…你看現在的生命能量,你把手放在這裡,好一點嗎?現在好一點嗎?好吧。
願神祝福你們。願神祝福你們。願神祝福你們。願神祝福你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