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訶維瓦崇拜 (Australia)

摩訶維瓦崇拜
澳洲珀斯
1991年3月28日
願神祝福你們。(我真的認爲他們應該讓這些人靠近些…。 對,靠近些。…沒問題,我不認爲我需要它。我的眼鏡在這裡嗎?沒問題。)來,靠近些。
今天我們要慶祝摩訶維瓦的壽辰。摩訶維瓦是巴爾伐瓦(Bhairavanath)的降世,你可以稱祂爲左天使長聖米歇爾。這兩位聖人,如你所知,一位是加百列,哈努曼,另一位是聖米歇爾。一位被安置在右脈,另一位,聖米歇爾,則被安置在左脈。
正是那樣,摩訶維瓦要經歷很多探索搜尋。理所當然,祂是天使,卻以人類的形相來,祂必須查明左脈的事情,左脈是怎樣運作的。這是很複雜的,左脈比右脈複雜得多。我們的左邊有七條經脈,這七條經脈一條接著另一條安放。書籍裡有描述它們,並以不同的名字來稱呼它們。
在左邊的七條經脈,如你所知,是掌管我們的過去。譬如說, 每一刻皆成往事。當下皆成往事。我們這一生會過去,上一生亦已經過去。自創世以來,所有的「過去」都嵌入我們內裡。所有因身體和心理失調而患上的疾病,都只會是受來自左脈的存在體所觸發引起。就個人而言,假如他受肝病的煎熬,是突然遭受到來自左脈的攻擊,特別是根輪,或任何左脈,左臍輪,因爲只有根輪是與左邊、左脈連上;右邊、右脈則與腹輪連上。根輪的問題確實不是人類所能掌握控制的,一旦它受侵襲,任何一個位於左邊的輪穴受到侵襲,人類就會患上身心症。
我也多次告訴過你,這是能量中心,那是能量中心,左和右,它們一個在另一個之上。過度運用右脈,直到某一限度,左脈便會突然出事,受激發啓動。所有的疾病,比如說糖尿病,都是源自身心失調。很努力工作,思考太多,偏右脈的人,突然會出事,或許他遺傳了上一世的糖尿病,受觸發啟動,你就患上身心症。唯一能治好身心症的方法就是你必須知道左脈出了什麽問題。
所以摩訶維瓦深入左脈。為何我說左脈是很困難的,因爲當你在左脈移動,移動是直綫的,理所當然,它向下移動,右脈則向上移。移動像這樣向下,然後它捲曲,形成線圈,你繼續與它一起移動,便會迷失在線圈裡。另一個則向上移,沒有那麼多線圈,因爲它是向上的,所以較容易擺脫它。
萬一走往左脈的人,因爲他想太多的過去,自憫自憐,常常抱怨,比右脈的人還要難搞。偏右脈的人會煩擾他人,而偏左脈的人則會煩擾自己。
這就是摩訶維瓦怎樣正確地查明找出左脈。當然,我認爲,他知道左脈的一切,所以他務實而詳細的提到很多會發生在偏左脈的人身上的事情。他帶出地獄的概念。他也描述七種地獄。我是說那是很恐怖,我不想告訴你地獄是怎麼樣。恐怖地殘忍,恐怖地毫無喜樂,恐怖地令人反感,當你瞭解你犯這個錯誤,你連自己也憎恨。你犯了這種pap,這種罪,結果是什麼,你得到什麼,得到懲罰。摩訶維瓦成就一切。祂詳細描述偏左脈的人會受什麽懲罰。
他也提到偏右脈的人會受什麽懲罰,不過未到這個程度,因為他要處理應付組合,多數是在處理左脈。我以前告訴過很多人,或許也告訴過這裡的人,靈魂是由五大元素的因果體所構成。譬如說,泥土的因果是香氣。靈魂是由五種因果體和你的能量中心所構成,我們也可以說,它控制副交感神經,它處於脊椎神經外面,啟動副交感神經。所以它和每一個能量中心都連上。
當我們去世,靈魂(soul)與靈量和我們的靈(spirit)便會走向天空;是這個靈魂引導我們剩下的存在體進入另一個新的存在體,它就是這樣運作。到現在為止,我們所做的一切都記錄在靈魂裡。當你問我:「母親,我們看見一些圓圓的,圓圓的東西,它們靠在一起。那是什麼?」我告訴你,那是我們死去的靈魂。他們現在發現我告訴過他們的東西。因為,你要明白,當一個人死了,他的靈魂向你顯示 — 即使現在你也可以看到圓的,圓圓的東西:它們可以有很多,也可以只有一個,一串 — 我告訴他們,他們能從顯微鏡下看到它,我們體內的靈魂反映在細胞上,那是每個細胞的反映器。細胞上的反映器被安置在細胞的一邊,它也反映出這個靈魂,在幕後的主要靈魂,控制這個反映出來的靈魂,它照顧每個細胞。
他們發現這個反映器有七個這種圈。有七個圈是因為它坐在八個…七個輪穴和根輪上。他發現,當人死去,有些靈魂在幾天後便再次出生,這些人都是一般平民大眾。祂就這樣引進一個類目。死去的人,一些是屬於在潛意識中短暫逗留,然後再次出生的類別。他們都是非常普通,沒有目標,無用的人。
而有一些靈魂,他們死去後逗留在空氣中,只為等待尋找能滿足他尚未了結的心願的人。就像酒鬼能依附上一個喜歡喝酒的活人。一旦他開始這樣…。一旦他養成喝酒的習慣,一些靈魂便可以跳上這個人身上,當他們跳上這個人身上,便能把他變成真正的酒鬼。
我記得有個很矮,小小的個子,來自古巴的女士,當我首次到美國的時候,她告訴我她非常討厭自己。她丈夫告訴我,她有時可以喝掉一瓶威士忌,一整瓶,喝乾淨。看看她,個子那麼小。我說:「她怎能做到?」我就對她做了個班丹,看到一個巨大的黑人站在她背後。我說:「你認識任何黑人嗎?」
她馬上嚇一大跳,說:「母親,你看到那個人?你看到那個人,喝酒的是他,不是我。」當然我已經治好她,之後她完全把酒戒掉。
所以,當你開始養成壞習慣,便完全失去自控能力,靈便騎上你身上,控制你。當它控制你,你就不知道該怎樣戒掉壞習慣,這就是為何要戒掉壞習慣是那麽困難。在霎哈嘉瑜伽,當靈量昇起,會發生的是這些靈(spirits),這些死去的靈離開你,你變得正常,你就能戒掉習慣。就是這樣解決。
我要說摩訶維瓦既沒有說,也沒有發現這些事情,我認為因為祂不是位科學家,或我也不知道為什麼。祂談的都是地獄。祂說如果你這一生做過這種事情,就會進這一種地獄。我應該說,祂非常公開詳細的描述地獄。想到有個自私自利的人,最終會進那種地獄真是令人毛骨悚然,有些人甚至注定永遠留在地獄。
神祇降世,魔鬼也降世,他們有些人完全注定要活在地獄,也出生在地獄。他們出生後,便想找我們麻煩。你也知道,他們也能降世成為我們的導師或類似的身份。現在這些事情都在發生,你發現這些人怎樣出生,怎樣誤導我們,他們是怎樣運用左腹輪,或者我們可以稱它為左脈,只是要令我們完全不能動。
當人被鬼附上,你必定見過被鬼附的人,他感覺不到生命能量—-這種人出各種症狀。在霎哈嘉瑜伽,我們要做的是唸誦摩訶維瓦的名號,因為摩訶維瓦來來回回,在整條左脈上來來回回,並停留在—-我們可以說,停留在我們的超我這一點上。來霎哈嘉瑜伽後,它查看、控制、成就、潔淨、做能矯正這個人的一切。
我們真的要非常感激祂為我們做這種污穢、骯髒的工作,因為這些人連坐在廁所也不介意,你可以這樣說,或是在任何地方也可坐下來靜坐。他們可以做任何事,他們是非常骯髒的人,絕對骯髒。一旦他們變成密教術士,他們做著各種骯髒的事情,因此他們真的在他們和神之間製造問題。譬如說,他們會到女神廟,在那裡和女人胡搞,女神因此就會消失,一旦神廟沒有了女神,他們就召喚所有左脈的亡靈來。
現在這些漂浮在空中的靈魂,他們想回到有意識的物體裡,附在某個人身上。除此之外,有些偏左脈的導師,他們知道怎樣抓住一些人,把他們放在另一些人身上;又或把他們從這個人身上移除,放在另一個人身上。這是個連續不斷的過程,令一個人變得完全瘋癲,亦令他一無事處。雖然我們知道有這種事情,但左脈卻還是有阻塞。霎哈嘉瑜伽士的確仍會有阻塞,那就是為何我認為對我們而言,慶祝摩訶維瓦的壽辰(Mahavira Jayanti)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為什麼稱祂為摩訶維瓦?因為只有像祂這樣的…”Vira”(維瓦)指勇敢的,正直俠義的人—-因為只有祂能做到。只有祂能完全進入存在體,去殺戮,或者你可以說,毀滅可怕的惡魔、魔鬼、一切衝著我們而來的負面東西。如你所知,因為有那麼多的負面能量在折磨我們,所以我們要多多運用左脈。沒有摩訶維瓦的幫助,我們是辦不到。我們唸誦摩訶維瓦的名號—-你可以稱祂為左天使長聖米歇爾,怎樣稱喚祂也可以—-就用摩訶維瓦吧,因為祂是人類。一切都因為祂而能成就。祂是個很偉大的身份。祂自願降生為人類,要聖人降生為人類是很困難的。
更何況,你要明白,任何經典裡所描述一切有關地獄的概念都是事實。地獄的確存在。如果你想進地獄,當我嘗試去哪裡查察探索,我就睡著了。在睡夢中,我發現一個人身上所發生的一切事情,他阻塞到什麼程度,他做了些什麼。頭腦清醒是不易做到的。你必須進入潛意識,必須進入sushupti,進入深層的睡眠,才能看到左脈發生了什麼。這是很滑稽有趣的境況,我想,若霎哈嘉瑜伽士想進入,我是絕不鼓勵。
不過,我們要借助摩訶維瓦的幫助來清除左脈的問題。當這個輪穴阻塞,你會發現右邊突出一整塊骨頭。你就得唸誦摩訶維瓦的名號,來去除來自左脈的壓力。現在很多人連為何受苦也不知道。他們沒犯什麼錯,為什麼卻要受苦?因為他們被鬼附。我會說,那些不治之症,如病毒這一類的東西、身心症、癌症等等之所以存在,全是因為我們啟動了左脈,這就是為何我們會染上這些不治之症。
所以我們真的要非常感激摩訶維瓦,祂給予我們力量去除左脈的問題,祂也賜予我們手上拿著的光,這些光亦是由祂給予能量,祂想對著隱蔽的東西投射光芒,包括向我投射光芒。因為祂,我們才能治好這麼多精神和肉身的疾病。你也知道只要運用三根蠟燭療法,就能輕易潔淨左脈。這顯示摩訶維瓦只喜歡光明,不喜歡黑暗。祂的想法是,我認為是要不惜一切,盡祂所能去潔淨整條左脈,幫助霎哈嘉瑜伽在充滿很多很多負面能量的國家紮根。
祂在每一處成就,我們用三根蠟燭的燭光,就能進行這個療法,解決諸如身心症這一類的疾病。所以我們要很感激祂能成功進入左脈,幫助我們找出左脈的問題。我們今天能有機會,在他非常喜愛的地方,慶祝祂的壽辰是件樂事。
現在我們或許會說,有時看到摩訶維瓦是光著身子。是這樣的,祂走進森林靜坐,要探索查察左脈,當祂起來,衣服被樹叢勾著,祂便撕掉一半衣服。祂撕掉一半衣服,從樹叢出來時還好好的,同一時間,錫呂‧克里希納變成村裡來的小男孩出現,祂說:「我是個窮人。」這個小男孩說︰「我也是個窮人,什麼都沒有。你是個國王,總能有衣服穿。為什麼不把你這一半的衣服給我?」他們這樣說,衣服就給了這個男孩,男孩則跑掉。祂不是別人,正是錫呂‧毗濕奴。就這樣,毗濕奴拿走了那半件衣服僅兩、三秒後,因為祂是國王,祂用葉子來遮敝身體,回皇宮去,穿上衣服。
試想像這些人,他們是多麼負面。耆那教教徒,不穿衣服走在路上。他們有各種對蟲子的禁忌。據說,這些人發起,不管是蛇、是令人煩厭、壞的動物,只要是活的就行,你不能不尊重小動物,要好好保護牠們。這些耆那教教徒瘋了。我告訴你,他們的素食主義到了這種程度,就連蟲也想拯救。把蟲放在茅舍裡,茅舍有個婆羅門,這些蟲吸食婆羅門的血,我是說,直到那個婆羅門的血被蟲子完全吸乾,蟲子掉在地上,他們才讓婆羅門出來,給他很多dakshina,即給他錢作為酬勞,因為他讓蟲子吸他的血。
有這種素食主義存在,因此要小心素食者,就連希特勒也是個素食者,所以你可以想像素食主義是什麽一回事。這些對素食的狂熱,是毫無必要的。摩訶維瓦的一生顯示,為食物操心,該吃什麼是完全不重要的。看看,整個素食主義的理論,到達這種不合理的地步,我因此已經叫人放棄吃素。
現在也看看他同樣想做的事情。如果你不吃蛋白質,就不能對抗亡靈。被亡靈附體的人一定要吃很多的蛋白質,不是碳水化合物,而是蛋白質,這樣他才能對抗左脈的敵人。這裡的情況是他們想成為素食者。試想像他們體內有左脈的敵人,卻想做素食者—-完蛋了。他們怎能對抗左脈?
所有這些事情,我們應說都是那些人事先安排計劃的,他們嘗試一些譬如—-我們可以這樣說…那些人想要去除…或我們可以這樣說,這些人想確保低等動物能夠生存,而不是人類,你看,他們是暴君,做著一些愚蠢的事情。你們一定要知道,我不能把自覺給蟲、魚或甚至雞,只能把自覺給人類。
這些事情的發生源於人類對所說過的話都採取並置的態度。像基督說過︰「不能有淫蕩的眼睛。」我卻還沒遇見過一個不是霎哈嘉瑜伽士的基督徒,沒有淫蕩的眼睛,不管是男是女都沒有。我們所做的事情與所受的教導背道而馳。相同的事也發生在摩訶維瓦身上,那些想把素食主義當成大宗教的人,把祂想做的事都完全抹殺掉。
另一件事,素食主義是由一個叫 Neminath的傢伙引進耆那教,他在錫呂‧克里希納的時代是祖師(tirthankar)。他即將成婚。那時候的婚禮,不單吃各種各樣的肉類,還在婚宴上準備很多羔羊和山羊作為賀禮。他就感到– uparati,我們就是這樣稱呼它。他不喜歡,很反感,對這一切感到沮喪厭惡。因為沮喪厭惡,他做了些什麼?他說:「我不再吃肉了。」耆那教教徒就是這樣開始吃素。就這樣他們仍在吃素。我發覺耆那教教徒是沒有喜樂,完全沒有喜樂。他們很喜歡金錢,追求金錢,他們生活奇特,你也無法理解,我是說他們雖然是人類,但你卻不能了解他們的行為,他們不是正常人。所以我們發覺到,不管摩訶維瓦成就了什麽,這些人理應是祂的門徒,他們是耆那教教徒,卻像這樣。
我們現在要做的是去了解,在霎哈嘉瑜伽裡,我們最好不要做這種事情。任何人告訴你任何事,你都要了解為什麼是這樣;你知道該有怎樣的工作模式,知道霎哈嘉瑜伽的一切,你知道整個課題。因屈服於任何爭論、大型演講、或是大型宣傳,而做出一些錯誤的事情,於你而言都是不恰當的。這是非常重要。我們是霎哈嘉瑜伽士,我們了解什麽是平衡。
當然,我常常說,以西方人為例,或許澳洲人也一樣,他們應多吃碳水化合物,因為他們吃很多肉。他們可以吃碳水化合物,絕不是說要吃素。我的意思是為了平衡。在印度,我常說他們要多吃肉,多吃肉對他們有益。我絕對不是說只吃肉,不吃別的,而是要找出一個平衡點,一旦你找到了,你就會驚訝於你感到很輕鬆,更好,精神爽利,生命能量也比平常流通得更好。
你要小心選擇食物,選擇衣服也一樣,你不應該時刻為一件西裝而發狂,不管是熱是冷,或毫不關心天氣。要穿著一些適合你的服裝。就如現在,像這樣的氣候,你需要穿一件外衣或是類似的衣服。不過,假設你是在格納帕提普蕾,或是類似的地方,哪裡既不太冷也不太熱,或許有點乾燥,所以你應該找出該穿什麼衣服才感到舒適。
不管你找出什麼,對我們而言,那種服裝是最舒適的,你就最好穿上。因為我見過很多…,你要明白,事情是當我告訴你任何事,不要做得極端,也不要只做一點點。而是當我告訴你這事情,你要明白,任何對你好的事,不管你有怎樣的性格,有什麽傾向習性,你要做一些能滋潤你,令你改善,使你處於平衡的事情。
要平衡自己,如果你想到摩訶維瓦,也要想到錫呂‧哈努曼 —二者都很重要。在這個短的講話,要解釋摩訶維瓦的全部事情是不容易的,不過我想,我已經多少把祂和霎哈嘉連上了,你必定也看到祂是多麽重要,扮演著多麼重要的角色。
願神祝福你們。
只要開始想起摩訶維瓦,我只要想起祂,就不可能保持頭腦清醒,它時刻都會走向左脈。因為我坐在汽車裡,我想最好是想起摩訶維瓦,自那刻開始,它時刻都走向左脈,很困難。不過它會成就到。
願神祝福你們。
(給我一些水,好嗎?)左脈是可怕的東西。我想,如果你有任何問題,一定要問我,因為只有現在我們才能談些事情。如果你有任何問題,可以問我,關於左脈的:怎樣改正它,怎樣把它成就,任何問題都行。請問我,因為你總是有這個問題。
說什麼?聽不到。
【一個瑜伽士問左心輪上有針刺的感覺。】
現在,我告訴你,心輪是大能的神的反映,即是靈。心臟的毛病有兩種,我以前也告訴過你。其一,當你生活得過度活躍,偏右脈,而左脈是昏沉的心臟,你就會染上心絞痛和類似的疾病。你的情況是你感到有些東西在刺你,即是說你被鬼附。如果雙手有針刺的感覺,這是被鬼附的一種。不過能把它清除。其它問題?
【瑜伽士:母親,你可以說些關於左臍輪的事情嗎?】
那是不同的區域,雖然左臍輪的阻塞大多源自妻子和丈夫之間的關係。妻子喜歡抱怨,時刻都不滿,很緊張,打擾丈夫,受驚嚇,她們做著這種事情。你要明白,有時,她們這樣做只為煩擾丈夫,有時,基本原因卻是她們非常偏左脈,被鬼附著。這些被鬼附的女人令你的左臍輪有阻塞。任何女人若是感覺到左臍輪有阻塞,她要馬上知道,她體內有些很可怕的東西,必須把這些東西驅走。左臍輪有阻塞的話,你一定要用三支蠟燭療法,並且嘗試尊重你的丈夫,嘗試對他好一點。因為這些靈也喜好支配,你也知道,他們不單把你變得很狡黠,他們也好支配,他們有控制支配人的方法。任何情況下,一個女人或許看來可能是偏右脈,實際上她是受左臍輪阻塞的痛苦,極好支配人。
同樣,如果丈夫不是個好人,他折磨妻子,她因此不開心,感到難過,她的左臍輪便會有阻塞。所以,這兩種情況下,我們應當明白,你的喜樂,喜樂的源頭是你的真我,你的靈,不是源自你的丈夫或任何人,你是獨立的。所以你不需要擔心你的丈夫,不需要想他怎樣對待你,完全不需要介意他,你要想的是「畢竟,我是他的妻子。我應支持他,幫助他。不管他是怎樣,隨他吧。因為即使我告訴他,他也不會改正。所以最好還是什麽也不告訴他。讓他做他喜歡的事吧。」你就用蠟燭潔淨左臍輪。就是這樣。
好吧,現在讓小孩來清洗我的雙腳。很艱難呢,左邊仍有阻塞。我只是 ….
喂。你們都來這裡清洗我的雙腳,好嗎?很好!
(口訣… Ganesha Stuthi …
誰懂怎樣唱整首 Ganesha Stuthi?或你懂Atharva Sheersh(格涅沙頌)? 好吧。那麼就唱Atharva Sheersh吧。)
因爲格涅沙是坐在根輪上,就是祂把你放在左邊。祂時刻都把你丟過去。是摩訶維瓦嘗試拯救你、改正你。所以有兩個力量在運作。
(拿這個。)
他说他拿到巴尔伐瓦的名号,很好。你可以来清洗我的双手,这里是领袖的,领袖,开他们玩笑。请人来这里放好所有这些物品,谁来做?现在怎样,谁来?你们一个接一个来,把水放入,只放水不,不,不是,你要这样做。现在,一个接一个,来吧。先是蜂蜜,拿这个,另一个,我们再次要你来。小心,不要碰到手指,什么?这个清洁吗?我想这个来自墨尔本。一些人可以来,这是什么?这是左脉的名号。未婚女孩,你像这样用这手指来做,在两面。德宝,来做吧。对,不要紧,只超越这个,像这样放线。这一面,像这样做,还有后面。接着你要把它放在我的,在鞋底。你能移动所有对象。
你也在这一面做,还有下面。你要完成它,全都完成了。到这条线,到这条线,你也要同样做。到这里为止,对,好吧,还有只到这条线,你只是这样做。很好,直到完成它,对,对,对,就是这样。我的意思,不管你要放,多一点这个。就这样,这样对。现在,我的意思是,放一点在我的手指上、脚指上。只是把它拿出。现在,也请一些未婚女士来,太多,用双手。拿它出来,好一点,也拿这个要小心,不要弄糟线,不要弄坏线,你不要弄坏这条线。对,要小心。不要紧,有太多要做。这里有件纱丽。只用这个抺手。现在,你要做的是拿件纱丽。
纱丽是买来的?把它放在这里。好吧。叫他们其中一个,那些帮忙的,在前面。女孩子要坐在这里,对,这个。把它给她,你可以拿这个椰子。手镯,你看,有大有小。因为它是两圈半,最好现在让他们来,他们要来。你来放纱丽,你来安排这些花朵,在我双脚下。所有白色在我双脚下,一个在旁边。你放所有白色,之后再放我的双脚,现在浅色,像粉红色。领袖,跪拜。愿神祝福你们。愿神祝福你们。看一切都很安静,在摇灯礼前开始下雨,现在看,很漂亮,好吧。你为我的双脚拍照?只把这个放。
你們也可以在沒有拿…,我其中一個身體和臉孔,因為沒有…。你要明白,你沒有什麼,很少相片沒有這個。
我還未有看到你任何新近的相片,你很有名,世界知名。他們稱呼它為…
做得好,好。雨停了,一切都妥當。全是巴爾伐瓦的工作。所以我們先要給領袖,只有…,一切。
02:58
我可以在午飯後才要,不是現在。我想你首先從紗麗走出來,這是什麼?
哇,哇!非常好。你們全都寫下名字,我會親自看。
這從哪裡來?好吧。誰是卡比?好吧。迪加,這是誰?好。安也,那一個是她的?噢,她做得很好。非常好,這個是誰?這個是誰做的?賈斯汀,誰是賈斯汀?非常感謝你。
我想你最好分發靈食,哇,哇!阿邦,阿邦。這個很漂亮!很美好。你看,我煮食時可以穿上它,對嗎?做得好!你想我為你煮什麼?很棒!好吧。
先分發這些糖果,和朱古力…。這是什麼?你做的?好,謝謝。來自乳酪?噢!很漂亮!你從哪裡拿到它們?從海灘?很美麗,真的很美麗。
做得很美麗,呀!很好!她是個藝術家…。
格涅沙站在我的背後,看看這相片?就像這樣,你曾經看過嗎?沒有看過,你已經做到,很棒!你一定要看這相片。
噢,你真好。很感謝你,謝謝!謝謝,巴爾伐瓦…一點點,呀?…。謝謝,謝謝…。
你不能帶走的錢包,呀?噢,這個錢包,這裡造嗎?真的很漂亮,很漂亮,很好。很富美感,呀?…。他們為什麼用這些顏色?很富藝術感,很自然…。它真的很漂亮!非常感謝你,這東西很特別,稱某些東西很特別?非常感謝!
你在做什麼?常常送我禮物?你已經給我蛋,這個,那個,現在還給我什麼?
錢包是個好主意,因為它能幫助我。在印度,他們能畫所有這些,但他們卻沒什麼主意。你們很富藝術感,我要說,很富藝術感,因為大自然。
這是什麼?噢!怪不得我穿著…。很奇妙,很美麗,你懂怎樣為基督的壽辰選購禮物!這個是什麼?瓷器?塑膠,我們要小心。最好小心點,這是古老的東西,對嗎?你能看到臉孔,或許這是瓷器?要小心,我是說你真的要小心。漂亮地完成,看看她的衣服,紅色和籃色。再看看,我也穿著同樣的組合。但你要對它小心點,不要緊,很棒!
雨停了。我只是向它靜坐。我靜坐了一分鐘,雨便停了。但這個巴爾伐瓦很可怕,他不容許我說話,只把你往下拉。但我能應付,這是個很好的講話,你也知道。若這個講話有錄音,請給我一個副本,把它送給她。很好的講話,我從未談及巴爾伐瓦(Bhairavanath),弄一個副本,這會是份好禮物。在我離開前,若你能給我一個副本,會是個好主意。
還有一些chana,像孩子,我也喜歡chana,還有爆米花!他們都很享受,你只喜歡爆米花,是嗎?你不喜歡這個?我想最好分發,不然它便會剩下來。你喜歡chana?給孩子,最好把蛋糕拿到四周…。不,這不能吃,很抱歉,它很酸,是嗎?對孩子而言,沒什麼是酸的。很棒!
愛因斯坦的理論…回飛棒,這是愛因斯坦的理論,他曾用這個…。根據他,光並不傳導,是直線的…。所以它能反映,它回到原位…。
一個瑜伽士問可以怎樣治好被鬼附上。
這是某種被鬼附,或許你用光,光對你大有幫助。你到過某些導師或任何人那裡?誰說的?不,不,霎哈嘉瑜伽能移除它,移除一切。它不喜歡長久與霎哈嘉瑜伽一起,任何一種詛咒都能被清除,家庭的或是什麼。
這是給少女的,你要明白,這個,它是那麼美麗。多給一點那裡的孩子。拿所有的chana,他們現在是有自覺的靈…。
你想我談孩子和所有這些,它在這裡嗎?我要說一些話嗎?我要在每一處說,好吧。
我們現在要談巴爾伐瓦,我們曾經看過負面能量,怎樣在我們內裡運作,我們是怎樣有阻塞。所以,我要說,我們要常常緊記。我們有一個靈魂,靈魂會受侵襲,它已經受各種現代的東西,所侵襲。它已經受侵襲,我們現在要潔淨它,糾正它。若你真的想享受霎哈嘉瑜伽和潔淨自己,你便要明白我們需要多多內省,很多的內省。
偏左脈的人是,他們並不直接,他們很狡猾,好批評人,上次我發現在珀斯,人們在談很多事情,我想再次提醒你,我有聽到它。甚至現在在澳洲,仍有這種人存在。他們只在別人背後說話,一個人說一些話,另一個人聆聽。這是很壞很壞的事情,因為說人壞話代表,你內在先有壞事。其二,你傳播的方式,令神聖停止傳播,其三,你自己變得負面,不管你與誰交談,這個人也受影響。這就像疾病。
所以我認為在澳洲,我們要非常小心。因為我們有兩個大筋斗,只因為它,會大大的跌倒。秘密地,這是一方面。我要說澳洲是很偏左脈,除此之外,也因為澳洲是格涅沙的土地。這就是為何格涅沙被安置在這裡,拯救你,糾正你。就左脈而言,我們要非常謹慎小心,因為發展這種性格,你也知道,取決於…。就像在英國也有很多,假設美國沒有,澳洲也沒有,俄羅斯,德國沒有。他們反而很開放,他們也可以富侵略性,但他們卻不狡猾。
所以你一是富侵略性,一是狡猾。因此,你必須在內裡找出,你出什麼錯,我們錯在哪裡。因為不管如何,我們都是霎哈嘉瑜伽士,我們已經碰到很大的機遇,取得自覺。我們已經到達的層次是,我們真的被安置在神的國度裡。能走多遠取決於你。
我們為何在俄羅斯那麼成功,因為人們懂內省,若你閱讀任何俄羅斯作家的作品,像托爾斯泰或任何一位,不論他們做什麼,即使他們墮入愛河或是什麼,他們都會馬上內省。為什麼?為什麼我會墮入愛河?為何這種事情會發生在我身上?為何我會有這種想法?為何我會這樣做?你看,他們內省。若你內在沒有這種內省,那麼,我們一是走往右,一是走往左 。
在這個國家,我看是往左邊多一點,狡猾的東西在那裡。這些事情怎會發生,我們有一些可怕的領袖。同意,除了談及它,或告訴我之外,他們只在他們之間談論。便取得他們所有壞的品質。某種組合在他們內在,這就是為何那麼多人失去生命能量。失去他們…。我該怎樣說,追尋的力量。
當你看到人,或任何人犯錯,最好是忘記它吧。若你不忘記,你便要寫信給我,即使你沒有這樣做,最好面對面與這個人談。「我想這是不對的。」若你寫信給我,事情便能解決。問題便能解決。例如現在甲先生是你的領袖,任何人來自,例如,來自紐西蘭,或任何從外面而來的人,你要馬上找出。你對他是否吹毛求疵?你怎樣看待這個人?你想從這個人身上找到什麼?若你好批評人,你便知道自己永遠不會有進步。你要批評自己,而不是批評別人。要知道自己是最不完美,這是最佳的途徑。
就如我們有個約九歲的孩子,他極之淘氣和他就像這樣批評別人,責駡人,打人,秘密地,不是公開地。
所以我叫這個孩子來,問他︰「你想你是怎麼樣?你是否以為自己是最完美的人?」
他說︰「是,我是。」
我說︰「就這樣。完蛋了。」這個人不會有改善。
一旦你想找別人缺點,便要知道自己也有很多缺點。不要感到內疚,當然,這一點仍在。你永遠都不要為此感到內疚,若你有缺點,只要︰「我有什麼缺點?我怎能改正?我哪個輪穴有阻塞?」不是看別人的輪穴。而是若你只看自己的輪穴,那麼,你便得到潔淨。你會很清潔,很奇妙。一切都會妥當,但若你看不到自己的缺點,代表你仍未得到自覺。自覺的意思是知道「真我」,而這個…我上次的確在珀斯有說這些話,不然,若你像這樣說別人,去傳播故事。特別是女士要小心,因為她們在左邊,她們要非常非常小心。她們開始評價人,她們以為自己是完美的,她們評價人,告訴她們的丈夫,丈夫便告訴另一個丈夫,另一個丈夫再告訴他的妻子,就這樣傳開了。你要是個極之有智慧和明智的女士,若你不明智,這些便會像疾病般傳播開去。在霎哈嘉瑜伽,我夢想這是其中一種疾病,就是基督所說的︰「喃喃終日的靈」。他說︰「小心喃喃終日的靈!」
領袖也害怕告訴你什麼,若他們告訴你某些事情,你馬上會說︰「噢,母親這樣說的…他是這樣說。」不管領袖說什麼,你都要聽從。也必須遵從他,詢問他。什麼,他的意思是這樣嗎?這是什麼?即使你發現領袖犯錯,你可以寫信給我。我必定會調查,例如,史提芬寫信給我說起某人。我便作出調查
詢問,找出發生了什麼事。你要明白,找出發生了什麼?是不會有任何傷害,有些女士寫信給我,我也作出調查,但沒必要放注意力在另一個人身上。這不是好事。要放注意力在自己身上。只看別人的好處優點,幫助別人。我們就是要這樣合群團結。我們會成長得更快,我們會享受自己。
現在我們的孩子在這裡,我發現我們真的不懂,怎樣很平衡的照顧孩子。所以有些人想,當我說他們是覺醒的靈。他們便說︰「好吧,讓他們做他們喜歡的事情吧。」這不是事實,若這是事實,會是樹木生他們。你要明白,為何是你生他們?所以你有責任,不管他們是否覺醒,你對你的孩子都有責任。你要糾正他們,這是很重要的。
我見過有些人容許他們的孩子,變得瘋癲,他們是那麼狂亂。我要說印度的父母是最理想的父母,他們做的是照顧孩子,他愛他們的方式,能表達他的愛。若他發現孩子犯錯,便會馬上糾正他,馬上糾正。不饒恕他,在別人面前。現在,若任何人來告訴有關孩子的事情,這個孩子做了這種事情,他會馬上取笑孩子。他不會生任何人氣,說︰「為何你要這樣說我的孩子?」而是感謝這個人︰「感謝天,你告訴我。」不然他或許更縱容孩子。
就如我告訴你,我們有一個叫阿華度(Avadhut)的人。他現在長大成人,但在他年少時,有天他問我︰「若我離開我的父母,他們的亡靈會否也離開?」,我說︰「不會,你父母的亡靈或許不會離開,那麼為何要離開父母?」「可是」我說︰「誰離開父母?」「不」他說︰「我聽說在西方國家,孩子在十八歲時,便離開父母,我卻不想離開父母。」
我說︰「為什麼?你可以很自由。」
他說︰「那麼,我便會自由的犯錯,誰來糾正我?若我手拿香煙,誰會糾正我?誰會告訴我︰「不要吸煙。」」
我是說若孩子手上拿著香煙,父親馬上會拿走香煙,燒毀它。說︰「下次我再看到你這樣,我會把你的舌頭燒掉。」就這樣。
孩子知道︰「父親愛我,就是這樣愛我。我不能失去父親。」但他必須知道他能失去,父親的仁慈。若你容許你的孩子的言行,時常都是他喜歡怎樣便怎樣,他們便會控制你。
今天只有我與他討論,我告訴他有天我與一個女士外游。在火車上,一個女霎哈嘉瑜伽士,她的孩子也在,年紀不大,約七歲。她想與我及其他人談話,孩子卻常常︰「媽咪,媽咪。」
接著︰「什麼?什麼?什麼事?」你要明白,常常都這樣。
我告訴她︰「你為何要回答他每一個問題?」
我說︰「他只是問問吧。」
我說︰「沒有問題是合理的,全是費話。他想吸引你的注意。」為何你要放那麼多注意力在他身上?
她說︰「母親,可以怎樣停止?」
我說︰「我一分鐘內便能停止。」
我問他︰「你不要問這麼多問題。」
他說︰「為什麼?」
「因為」我說︰「你很蠢,你仍要多多學習。若你像這樣不停發問,你會是非常,非常蠢,有天你會像瘋子,你是否想做瘋子?」
他便害怕「我會變瘋。」
你看,若你的任何孩子在這裡。你要告訴他一些故事,我告訴你該怎麼樣。有些孩子習慣打人,或做某些事情,你便要說︰「若你打人,你屁股便會長尾巴。像小狗,或長類似的東西。他們相信,他們真的相信。明天他們會問︰「是否會長尾巴?」是,或許,或許。
所以現在你要檢點︰「是,我會非常…」
你們要跟你的孩子玩這些把戲。他們非常聰明,知道如何作弄你,如果令你,成為他們的奴隸。有時你會做,他們要求的任何事情:「做這個,做這個。」因為他們是覺醒的靈,當我到倫敦,很驚訝的,在報章裡讀到有關兒童的統計。每週單單在倫敦市,有兩個孩子被父母殺害,我是說我很難接受這事實。
因此我狠狠批評他們,說:「什麼也不用做,只要愛護你的孩子。」結果所有孩子都坐在他們的頭上,他們不能來靜坐班。若他們來靜坐班,便把孩子像小狗般留在外面,把他們系著一些東西。我不知道在英國,可能這裡也是,他們的確有皮帶,像狗一樣。你見他們抱著孩子像…我說,這是多麼忍心。我現在知道在西方的孩子可以怎樣,我不知是因為白皮膚還是什麼,我們先為他們開設了一所學校。因為那裡沒有學校,一片混亂。我們因此說:「好吧,我們就在達蘭薩拉(Dharamshala)開設了一所學校。」
我們在達蘭薩拉開設了一所學校,這些孩子被送來這裡。因為他們沒有其他選擇,在怱忙之中開始了,若你怱忙間,開設一所學校,往往會遺漏一些事情。但這些孩子很嚇人,因為他們見到老師是印度人,就用拳打這些老師,向老師扮鬼臉,有時還向他們吐口水,擰他們,做著各樣這種事情,把老師都嚇壞了。
他們說:「巴巴,我們照顧不了這些粗魯的人。天曉得他們想怎樣,有天他們會帶把刀子來傷害我們,我們不知道該怎麼辦。」
我們在蘇地營跟這些孩子,有很差的經歷,他們沒有平衡的意識,完全不在意。我說:「你們要做什麼?」他們已經開始跳。他們說︰「從不同地方。」(希望他們不在那裡跳。)一個男孩跌斷了腿,他們嚇壞了。我說:「好了,你們只做一件事。他們已被寵壞,拿一把一尺長的尺,收起它,說:「如果你不守規矩,就用這個。」偶然這樣做。」不是說你們要打孩子,我是說任何事情都不能走向極端,要有平衡,要體諒瞭解。
有一個來自奧地利的男孩當廚子,瑜伽士問他,他以為他是西方人 -「你最好照顧一下孩子。」他開始左右掌摑他,印度女士不會這樣做。印度女士不會掌摑這麼多,我們不體罰。這一生中,我曾經掌摑我女兒一次,大女兒;小女兒兩次。我們不相信掌摑這回事,但她們害怕我們的眼睛。她們知道我們想要什麼,什麼是好的。我告訴你們,我的小女兒,當她在德里上大學時,她發現所有女生都穿無袖的襯衣。所以她來問我,我可不可穿無袖的襯衣?因為所有女生都穿無袖的襯衣?
我說:「如果你想的話就做吧。」
她說:「媽咪,為什麼你不穿無袖的襯衣?」
我說:「當我穿上它時,感到害羞;我不想露出手臂,我不喜歡這樣子,不大好。我認為我們要遮敝手臂。」
她立即說:「若我說想做什麼,而你又什麼都同意的話,便沒有準則了。你應該向我說「不」我便會非常高興。」
印度的孩子有這種智慧,他們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