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c Program Day 2, Advice on Right Side, You Must Become The Spirit (England)

Public Program. Brighton (UK), 14 May 1982.
啊!我提議今天讓他們先發問 我會留下… 若你們有任何問題 請先向我提出 這樣你們的思緒便可以靜下來 我不介意站著,這樣更容易看到大家 我站在這裏還是坐在地上? 現在首先最好是問問題 昨天當答問時段開始 大家都有點分心 所以還是現在提問比較好,你們有甚麽問題 因為你們全都是求道者 你們全都是求道者,你們都在追尋 所以最好現在提問 那麽我便可以在講座中回答。 沒有問題? 這代表霎哈嘉瑜伽士已經變得 更有能力去解釋霎哈嘉瑜伽 當我到達澳洲,報紙的記者問我 母親,你的門徒是否都是學者? 我說︰「不是,他們都是普通人 他們必須是非常普通的正常人 記者卻說︰「他們懂得的事物, 令我很驚訝,感到他們全是學者。 我說︰「所有學識都在你內裏。」 所有知識都在你內裏 你只要內在有光,便可以看到 所有知識都是在你內裏 你不需要四處去找尋 全都在你內裏,一切都是內置的。 你被創造得那麽漂亮去成為靈 為此我不需要做太多,它自會成就 唯一是我們必須知道 自己期望些甚麽,要成為靈, 我們該期望些甚麽 這也是理論上你必須明白的 這必須是合理的結論 不單只是因為我說了某些話 或因為你已經變成某些團體的組員 又或因為你付了費 不是這樣,事實是如其所如 邏輯上它必須是真實的 幾天前我告訴你關於左脈,關於過去 關於潛意識,關於集體潛意識 潛意識的問題以及 我們從物質而來的制約 物質常常想控制靈 物質在控制我們 因為我們最先是從物質而來 但靈可以怎樣從中走出來? 當我們變成靈,甚麽會發生? 人們談論自覺 很多人談論重生 每一個人都說你已經再次出生 很多人說︰ 「我已經第二次出生。」自我確認。 在這個世界,你可以找到各種類型的人 他們知道某些事情必須發生 某些突破必須出現 我們必須有某些追尋 試想像在基督的年代 沒有太多人在追尋 沒有人可以向門徒說太多話 他們只是普通的漁夫,非常簡單的人 但今天你卻可以在世界各地 找到很多求道者,追尋甚麽? 你在追尋甚麽?就是追尋你的靈 說追尋你的靈也是一句很含糊的句字 你在追尋你的靈 這個靈又是甚麽? 我們為甚麽要追尋這個靈? 在進化中,我們是人類 我們的知覺是人類 這個人類的知覺並不是最終的 若是,我們便不用追尋 它並不是最終的 我們必須到達某一點 某些事情必須發生 我們可以怎樣合理地處理這課題? 在我們的進化,甚麽發生在我們身上? 我們是動物,從動物我們進化成人類 與動物相比,人類有何特別之處? 人類的知覺狀態,有一個新的向度 就如馬匹可以走過一條骯髒的小巷 而沒有任何感覺,無論是骯髒,污穢 漂亮,有色彩,牠都沒有任何感覺,對牠是沒有任何分別。 但若人類走過一條骯髒的小巷, 或一所骯髒的房子,他立即知道他不喜歡。 我們的知覺有一個新的向度 當與動物相比 以科學的方式來說, 我們的中樞神經系統發展了新的知覺。 無論甚麽在我們的中樞神經系統 我們都是它的主人,例如我感到這是熱的 每一個人都會感到這是熱的 又或我說這是某種特別的鳥兒的顏色 每一個人都會說同樣的話 所以無論一個人的知覺(awareness)是怎樣 我是說知覺,不是虛構,不是幻覺 是真實的,以他的器官來說 以他的感官來說,大家都是一樣的 一個人若感到熱,他不會說他感到冷 另一個人也不會說這是冷的 他們全都會說這是熱的。有一件事情, 就是真相只有一個,不會有兩個。 我們的進化,無論甚麽必須發生的 必定是我們的知覺 就如一條魚變成一隻龜 若魚變成龜,甚麽發生在牠身上? 就是龜的知覺 牠開始感覺母親大地 牠失去了某些魚有的,但卻有某些新的感覺。 同樣,我們的進化 若某些事情必須發生,我們必定變得 更加有知覺,更加有動力,為此 我們可以從很多人的作品中得到幫助 例如,我們可以視容格為其中一位 他有談及它 容格曾經說,當突破發生 人類會變成 會變成集體意識 他沒有說你們會開始做著同樣的事情 或你們的行為會一致 不,他說你會變成,你會意識到它 不是沒有意識。所以當你追尋靈, 若靈要開悟你,在你的知覺中,你會知道 某些你之前不曾知道的事情 你今天可能感到熱或冷 或許在這新的知覺狀態下 你可能有不同的感覺 他很清楚的說, 你必須變成集體意識 所以「要變成」是我們進化的一點 不是其他,我們變成某些 梵文中,例如他們說,一個已得自覺的靈 對印度人這是很普通的知識 並不難理解 他被稱為dwijaha,某人已經重生 一隻鳥兒也被稱為dwijaha 因為鳥兒首先以蛋出生,跟著牠生長 成熟,忽然變成一隻鳥 這也是等同自覺 你們都知道,在復活節,我們給予蛋 有著相同的象徵,我們是蛋 我們必須變成鳥 所以現在這個階段,我們是人類 我們就如蛋一樣,必須生長至某一點 才能變成鳥兒 人們談論的各式各樣的事情,都不是自覺 就如我可能說︰「好吧,若我把你催眠 我可以把一個瓶子給你 你可能像小孩那樣開始吸吮那瓶子 就算你知道自己做著一些古怪的行徑 你仍會繼續做 你被迫這樣做因為你被催眠 這種行為並不是自覺 因為作為人類,無論甚麽發生在你身上 你是不會作出任何行動 我們不會如猴子般把尾巴剪掉而 成為人類,這是發生得那麽的自然 這是發生得像花朵變成果實那麽自然,這是一個活生生的過程 我們並沒有意識到,無論甚麽必須發生 在我們身上,都是一個活生生的生命過程 不是一個死的過程,我們能做的都是死的 例如我們可以倒立,我們可以跳躍 我們可以奔跑,我們可以做各式各樣的事情 但這些都不是活的過程 活生生的生命過程是當你變成某些 這種改變必須由老實的求道者所提出 若你不老實,那麽便很困難了 就算你是老實的,你也會被誤導 被一些你閱讀而來的念頭所誤導,因為那本書 是你付錢買的,又或你付錢給某個組織 或你付錢給某人,這些都幫不了你 我們必須看清楚,我們必須變成甚麽 這就是我昨天告訴你的,你變成導師 你變成先知,就如威廉布萊克所說 「神之人」(錫呂‧瑪塔吉可能想說︰「人之神」) 會變成先知 他們有能力令別人變成先知。」 要對自己絕對忠誠,你必須要說︰ 我是否已經變成先知,我是否可以令別人成為先知? 就是這樣簡單的去看待我們的自覺 這也是你有能力做到 就是你變成先知,因為一切都在你內裏 整個機器都在你內裏,你就像一部電腦 只要與總機接駁,它自會運作。 你就是要變成這樣 若你不能變成這樣,一切其他的 例如組織一個機構或類似的事情,都是毫無用處 完全沒有價值。我可以說,所有都是被誤導 你可以得到甚麽? 例如,我的意思是,若雷伊必須要說︰ 「啊!母親看到光,這些事情發生,那些事情發生 她擁有這些力量,那些力量」這些全是一無是處 對你有甚麽用呢? 我或許是一個國王,這與你有甚麽關係呢? 你要變成甚麽才是最重要,為著這個改變 若我說你內在已經擁有一切 我要做的只是去証明全都是在內裏 我們對這種知識並不是一無所知,實際上 自摩西時代已經有被描述 就像他說︰ 「火之樹。」甚麽是火之樹? 沒有人知道,他們只是說有火之樹 但若你看到靈量被完全開悟 你便看到它真的像火之樹 聖經也有這樣說︰ 我會如火舌一樣在你面前出現 這是甚麽?沒有人可以解釋,沒有人知道 這些火舌就是那些得到開悟的能量中心 你看它們就像火舌一樣 你不需要看到它們,因為當你是在外面 你只看到帳篷,若你是在裏面 你甚麽也看不到,只看到會堂 我們必須明白,不是我們認為甚麽 甚麽必須發生,而是實際上 甚麽將會發生,我們都要接受 所以首先我們要擺脫這些錯誤的認同 以為這樣會發生,那樣會發生 以為這樣會發生,我必須看到光 我必須在天空中飛 很多人付錢令自己可以在空中飛 我的意思這真是荒謬 你為甚麽想在空中飛?我真的不明白 還要因此付比 環遊世界更多的錢 我告訴你,坐飛機出門 並不需要付太昂貴的價錢 你在付這飛行生意,這個快速特警隊生意 這是甚麽,我們必須明白,這是甚麽? 當我們要在空中飛,我們想進入怎樣的境地? 這種催眠的手法是那麽精微 你是不會明白,你只是繼續下去 就像同樣的快速特警隊生意 有位男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