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巴斯 公开讲座

(England)

1984-08-07 Search Something Higher, Bath, UK, DP, 87' Chapters: Talk and Q&A, Self-Realization, Cool BreezeDownload subtitles: CS,EL,EN,FI,LT,NL,PT,RO,ZH-HANS,ZH-HANTView subtitles: Add subtitles:
Download video (standard quality): Download video (full quality): View and download on Vimeo: View on Youku: Listen on Soundcloud: Transcribe/Translate oTranscribe


英国巴斯 公开讲座

1984年8月7日

我向所有真理的追寻者致敬。来到巴斯古城是件乐事。

曾经住在这里的罗马人,今日已有很大的改变,再也不能找到曾经住在这里的罗马人了。现代的生活已经有非常、非常大的改变,对生活的观念也有很大的改变。随着社会演进,我们到了要想「什么是下一步?」的时候。罗马人要的是权力 — 我们现在已经享有;接着他们想要金钱和财产 — 我们也同样享有,同时亦了解到钱财的无聊荒谬之处;除此之外,现在我们要追寻某些更高的,某些未知的事物。不过,我们有种感觉,要寻找的是一些更伟大、层次更高、绝对的事物。

今天,这种特别的人种有上千个,我该说有上百万个,遍布全世界。我称这是百花怒放的时代,成千上万要结成果子的时刻。这是个特别的时代,非常、非常特别的时代,所有经典都把这个时代称为救赎的时代,或是审判的时代,或是印度经典所谓的Krita Yuga(过度期)。印度经典中很清楚的写下Krita Yuga,就是这个时代人们会与上天连上 — sakshat(真真正正)。他们会得到自觉,即所谓的「真我」“atma sakshatkar”,每事每物都会成就、结束和完成。他们就是这样解释现代。

另一方面,现代也是一片混乱,完全相对的时代,人们真的不知道要怎样对待自己。一开始价值观是非常原始的,之后却变得有点僵硬死板,这是因为对生活,对思维设下了太多限制。他们开始打破规范,打破得太多,甚至丧失了一切形式规范。我们拥有的色彩互相大量交织,因此难于认清谁是人类,他是谁,他该何去何从。

今天我们要面对的问题是:我们出生在这个地球上,是否只为吃饭,买保险,生孩子,生孙子,然后死去?就像动物的生命一样,是这样吗?成为人类又有什么了不起?有一事我们要了解,就是人类有能力做点事,为集体,为周遭的人,为他们生活的社会做一些了不起的事。单凭这一点,就能使我们内在醒觉升进;我们要找出各种途径方法,为集体,为全世界做事。这是非常非常显而易见。我们意识到不能单独生存,必须要与整体连上,我们要找出这种联系,才能真正传扬善行、高尚品德、和平的祝福。

现在的重点是当我们开始做这种工作,这种社会工作,这种对集体有益的工作,就会发展出自我。这是很普遍的。就像我是印度某个组织的主席,《盲人协会》的主席。他们想邀请市长来 — 要明白,这些人很显赫,位处高阶层的家庭 — 他们激烈的争论:谁该坐在州长身旁?我很诧异,说:「你要面对盲人,盲人看不到谁是州长,谁是另一个人。有什么需要为谁该坐在州长身旁而争论?」

很令人惊奇的是,争论变得很激烈,找不到任何解决办法;我就说了些幽默的话:「好吧,我们这样做吧,在州长的头顶放一块大木板,像麻雀一样,一些人坐在木板的一边,一些人坐在另一边。」我只能采取这种幽默态度,才能化解中和他们的想法;因为即使他们受过高深教育,享有高尚的社会地位,生活过得很好,他们想帮助他人,因为他们以为一定要帮助可怜的人,帮助需要金钱、需要指导的人,所以他们才出来,拨出时间、金钱、等等。为了为社会做点事,他们却变得这么愚笨。

实际上,当我们尝试帮助他人时,其实是在帮助自己。 因为我们不忍不救助他人,那就是为什么我们想帮助他人。可是,麻烦在于这样做并不是出于这种意识,这就是为何一旦他们走近另一个阶层,人们一是受自我煎熬,一是受条件制约煎熬。

就像一些社会,举个例子。譬如,我现在身处英国人的社会。当我来这里的时候,马上就要调整自己,来适应这个社会。比如说,我额上点上红点。每个人都会讥笑你,拿你来开玩笑。你会觉得奇怪,怎么回事?你就会把红点擦掉,因为你以为有些滑稽可笑的事情在发生。如果你去印度的村庄,涂上口红,人们会说这女士怎么了,她为什么要涂口红,不应该涂口红。每个人都讥笑她,认为她在做着滑稽可笑的事情,她就会尝试按照他们的要求来调整自己;我们的条件制约就是这样形成。

所以二择其一,当你面对社会时,一是发展出自我,一是发展出超我或条件制约。问题出在那里,为什么我们会发展出自我或超我?我们不该有自我和超我。我们应该站得直直,坚持本来的模样,以旁观者的身份来见证静观全世界。问题是,当你面对社会时,你一定要知道你是整体的一部分;你看到的每一个人,不管他是英国人、印度人、或阿拉伯人,都是那位被称为「全能的神」的伟大存在体的一部分。当尚未唤醒各部份时,他们以为彼此分离,就互相争斗打架,或是对彼此设下条件制约,或是挑战自我,诸如此类,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一旦他们意识到集体,知道他们都是整体的一部分,他们就会合而为一,开始以和谐一致的姿态向前迈进。

就如做氦气实验时,他们发现,当你开始降低氦气的温度,所有和热力对抗的分子都会冷下来,变得集体合群,它们都是向着同一个方向移动,就像鸟儿,随着领袖移动 — 同样运作就这样开始,也必定要在我们内在发生。当我们说,世界需要有和平,大家要拥有最好的东西,人们要和平、快乐地生活,因此,这件事情必定要在我们内里发生。我们要知道,人类需要转化。除非他们能转化到集体意识,不然他们是不能为社会、为其他人调整自己。

当你遇见朋友时,你会说「他是我的朋友」或「他是我的兄弟」或「她是我的姐妹」 — 这个「我的」把戏开始上演。你以为这是一种很亲密的关系,可是突然间,你发现「不,他是我的敌人。」连自己都敢不相信,你们变成敌人,大家曾经是朋友,你会揭露他,而你揭露他的程度,连自己也会惊愕。这种事情在我们身上发生,全因我们不知道,这个朋友也是整体的一部分;我们应该唤醒他内在的意识,使他能够了解大家都是整体的一部分。

在我们内在,藏有一个可以使我们具有集体意识的力量。这个力量安置在被称为荐骨的三角骨内,我们知道她就是灵量(kundalini),圣经形容它为圣灵(holy ghost)。这位在圣经内被称为圣灵的家伙,对很多人来说是含糊不清的,因为圣经并没有清楚的描述什么是圣灵。

我询问一个教士:「圣灵是什么?」

他回答:「我是不可知论者。」

我就问他:「那么你在这里干什么?若你是不可知论者,不相信它,你在这里干什么?」

他说:「这是我的职业。」原来是这样,整件事对他们来说,当他们没法解释的时候 ,就只不过是一份差事。不过,可以很清楚地解释,这就是原初母亲的力量。我们有父亲,有儿子,那母亲呢?你有否听过有父亲,有儿子,却没有母亲?这就是原初母亲,她就是圣灵;她就是反映在我们体内的三角骨的灵量。这块三角骨非常重要,希腊人称之为「圣骨」,意即「神圣的」。他们已经知道,有某种神圣的东西藏在那里,那是个力量,或许他们已经知道它就是圣灵。不管如何,他们是知道的,因为他们把它称为圣骨。

我们体内有七个能量中心,就如我昨天在布里斯托向你讲解过。我们内在有七个精微能量中心。这些能量中心存在于我们体内。不过你可以问我:「母亲,为什么我们要相信你?」对,你不应相信我,不应相信我,而是要把它当成科学的假设。若我能证明给你看,你就会知道我说的都是实话。

这些能量中心存在于我们体内,它们在外在的粗糙层面彰显为不同的神经丛,这是医生所知道的。这些能量中心位于十分精微的位置 — 例如第一个能量中心,就如我告诉过你,是纯真的能量中心。第二个是我们创造力的能量中心。第三个是我们探索追求的能量中心。我们追求食物,再追求住所,接着追求金钱、财产、权力、爱:所有这些都是通过这个能量中心而来,它在外彰显为太阳神经丛。

在它们之上是这个能量中心…我们称它为母亲的能量中心,因为它保护你。这个能量中心有个特点,它在胸骨下,胸骨(这个能量中心)在你十二岁前是用来制造抗体。它们就像母亲的士兵,这些士兵就在胸骨里,胸骨控制四周的士兵。若你受到攻击,或你感到恐惧,胸骨就会突然开始脉动。当她开始脉动或移动,抗体便会取得讯息 — 就像你从以太中取得信息;你看不到以太,但你可以取得讯息 — 同样,它们像收音机接收讯息,就会开始攻击,攻击任何尝试干扰你的东西。

在它之上是我们称为喉轮的能量中心,在这里,人类把头抬起来。这个能量中心让我们成为人类,自我和超我也是从这个能量中心升起,这是集体的能量中心。因为我们通过它说话,通过它谈话,通过它与人交往。为了让这个能量中心作出反应,自我和超我因此在我们内在建立起来。当它们被建立起来后,我们就形成某种人格 — 我是某人,他是某人,你是某人 — 从这一点开始,我们就成为具有「我」这个意识的人。像我会说︰「我喜欢这个,想要这个。」我也会说︰「我是印度人。」你会说︰「我是英国人。」所有这些错误的认同便会开始,因为你成为独立的个体,想认同许多事物。我们就是这样和那个力量分开。我们拥有自由,要靠自己从错误中学习,自己去判断什么是对,什么是错。

接着它之上就是基督的能量中心。我要说,这是基督的窗口。这个能量中心很重要,因为它控制自我和超我这两个构造。所以才说基督为我们的罪孽而死。当你把这个能量中心的基督唤醒,祂就会吸走这两个构造或这两个像气球的构造。祂吸走了,使我们的业报(karmas)— 有人说,我们做了坏业报,做了这个那个 — 这一切都吸走了,我们的罪孽,我们的条件制约都被吸走。我们进入神的国度,医学名词把这个区域叫作边缘地区。

你要从这里穿透出来;穿透它到目的地,你要穿透出来才是你要到达的目的地,是安置在脑囟,是你受洗的位置。洗礼,就如我昨天告诉过你,洗礼只是人工虚假的操作。真正的洗礼是当圣灵升起,你确实感到头顶上有凉风。这是个奇迹。的确是奇迹!不相信奇迹是不对的。你应当保持开放态度。即使你是知识分子,也一定要对此诚实,你不曾看过奇迹并不表示没有奇迹,不表示奇迹不会发生。要以科学家的观点来看事物,要亲眼看看是否如此。奇迹是当灵量升起,穿透所有能量中心,穿透这里的时候,奇迹就会发生。

这些能量中心是怎样建造出来的,我们要清楚的看看。我们体内有自主神经系统。「自主」(Auto)意思是「自己」。谁是这个自己?谁是这个自主?医生不知道它,他们只是给它命名为「自主」。自主有两个系统,一是交感神经,一是副交感神经。当发生紧急事情时,我们运用交感神经系统,就如我们跑得很快,交感神经就会发动,你的心跳就会很强。心跳也比平常快。这是由交感神经的活动所导致的。你通常能提高心跳速率,但心跳却只能自动减慢。这是怎能做到的?就是由副交感神经所导致的,它位于中央。这三条经脉,就如你所看到的,是这些经脉 — 在左边的是左交感经脉,这条精微经脉外在表现为左交感神经。在右边的是右交感神经,在中央的是副交感神经系统,它是负责我们的进化过程。

我们现在已进化到人的阶段。这还不是终点,因为若这是终点,我们应该知道一切。但我们并不知道一切。我们要跳进另一个意识,就如基督所描述过的 — 第二次出生;不是肉体上的,不是换件衣服,或做些外在的事情,而是我们内在要发生某些事情,把你变成某种东西,你成为某种东西。这是「成为」的问题。你不仅成为某个组织的成员,或说:「好吧,我属于这一组」或「我穿这种衣服。我做这种事情。」不是那样。而是实实在在的发生在你内在,令你成为有自觉的灵。

若你要成为某些东西,若它要发生在你内在,那就是我们所谓的真理。你要能在中枢神经系统里感受到真理。就像你已成为人类,你能感受肮脏和污垢,能看见颜色,看见美丽图案斑纹,看见一切,因为你是人类。对狗来说,是否肮脏或污垢都不要紧 — 牠都嗅不到。同样,当你要成为某种更高的,就应当要在中枢神经系统里感受到。不仅仅是思维的投射说:「噢!我相信这个,我相信那个,我不相信那个。」完全不是这样。是要在中枢神经系统里感受到;要在指尖感受到。要怎样感受到是很自然自发的,因为这是个活生生的过程,一点都不困难,完全不受任何质疑指责,全都在你内在建立好,非常简单。你就如一颗种子,一旦把你播放在大地之母里,就自然能发芽生长。

这是种自然而然的发生,人类很难去相信,不费力气 ,不用付钱就能做到。对人类来说,这是某种不可能的境况;你怎能不用付钱就能得到一些东西?可是我们在不用付钱下取得很多东西,若这是你进化的缩影,到目前为止,你都没有为进化付出过什么,那么为什么你要为它付钱呢?而且也不用耗费力气。

「霎哈嘉瑜伽」是指与上天自然的联合。「霎哈」(saja)是在你内在的,「伽」(ja)是出生,自然的,与生俱来的:每个人都有权利与上天连上。「上天」的另一个意思是神的力量是无所不在全能的,一切活生生的工作都是祂做的 — 譬如,把花朵转化成果实,有不同季节 — 这些活生生的事物都是这个力量所成就完成。你要和上天合而为一。你要在指尖上感受到它。瑜伽意味着灵巧,也意味着对上天的力量有完全的知识,怎样去处理,怎样去成就,怎样去运用它。

透过唤醒灵量的副产品是你得到健康。我说过很多次,癌症不能用任何方法治好,只能透过唤醒灵量。昨天,我给你解释癌症是怎样引发的,灵量又是怎样清除它。你的大部分疾病都是因为能量中心出毛病,它们和整体的联系遭到破坏,又或是能量中心有所缺失。当灵量升起,她把它们滋养得很好,通过滋养这些能量中心,你的精神、肉体、情绪的能量中心都得到完全的满足、满意,因此它们变得健康。你就这样取得健康,好精神,平衡好情绪的人生。

最后,一旦她超越这个界线,这个地方有全能的神存在。现在,我再说一次,你不需要相信我,因为在这些日子里,人们连神也不相信。我说这个地方有全能的神,在你的头顶上,祂以灵反映在你的心里;一旦灵量触碰到这个宝座,凉风就会在双手流通。你先感觉到灵量的凉风升起,之后恩典开始流通于你,恩典就是你感到双手有凉风在流动。

就是这样发生。一旦它发生了,你要一点点地建立好自己,你要了解它,它是什么,怎样继续好好建立它。大多数人只需一天,但有些人需要一个月或长一些,然后你就成为导师。你的品格个性变得不一样,变得很有力量,很慈悲;像基督很慈悲,很有力量。当人们向抹大拉的马里亚扔石头的时候 — 她是个妓女,基督反对这样做。祂与妓女毫不相干,不过祂却对抗所有人,并说:「谁人没有犯过任何罪孽的,现在就向我扔石头吧。」没人敢扔,因为祂是很有力量,很慈悲。

就是这样,你成为认同真理的人。你不害怕任何人,你总是说实话,很有力量的说。就像伟大的诗人威廉‧布莱克,他说过,在这个现代,具神圣的人 — 即追寻神的人,或相信神的人 — 都会成为先知,他们有能力把他人也变成先知。

这正正就是霎哈珈瑜伽所做的事情,你得到自觉,开始把自觉给他人。就像点亮的光,可以点亮另一支未亮的光,这支被点亮的光可以点亮很多其他的光。就是如此简单。不用拿取或付出什么,你不过是催化剂,你点亮这个光,这个人再点亮另一个光。所以没有责任,不用付出或拿取,只是简单地发生了,这是你能了解的。这位华伦医生,他已经把自觉给了上千人。就连我到不了的马德拉斯,我派他去,他就把自觉给了三百人。

就像在印度,有人给上万人自觉。这是事实。这些你都能验证。当你得到自觉后,你会惊奇于你能给人自觉,也能治疗他们。你能把神的平安和祝福给予他们。到那时候,你变得有集体意识,成为整体的一部分。就像昨天很多人的喉轮有阻塞 — 因为某些原因,某些麻烦,有些人有脊椎炎,有些人有… 他们不能克服这些问题。他们只要说三次:「母亲,我是整体的一部分。」就会开始感觉到凉风。就是如此简单。他们开始感觉到凉风,因为他们这里曾经有阻塞。这是很简单的方法,即使小孩也会做,你也会做,我希望今天在这个地方,多么美丽的巴斯,我们都会得到自觉。

愿神祝福你们所有人。

若你有任何问题,应该问我。昨天有两个人问了太多问题,浪费了我很多时间,他们却走掉。他们是某些导师派来,或是只来问问题,他们认同某些假导师。这里有很多坐在你背后的人,他们都曾跟随过各种假导师,我们要治疗他们,把他们变好。有些人患上癫痫症,有些人患上癌症,有些人患上这种那种的病,他们甚至要付钱,却得到这些病痛和麻烦。有些人甚至沦落到疯人院。所以我请求你,不要认同这些导师。即使你付了钱 — 算了吧,不要紧的。不要认同他们。要认同你的真我。这是你的资产,是你自己的,你应该知道它。这是我对你谦卑的要求。

愿神祝福你们。非常感谢你们。

【瑜伽士:还有问题吗?】

【听众的问题,瑜伽士重复:我从西藏的哼唱静坐(humming meditation),叫做Nada Brahma的获得一些益处。这种静坐能相容于霎哈嘉瑜伽吗?】

不能,完全不能。你要明白,这个Nada Brahma是,你一直(humming)哼唱、哼唱下去,会得到什么益处呢,总有天你的脑袋会每时每刻都在嗡嗡响(humming)。我现在告诉你原因,是这样的,假设我们要说一些话,像是说:”Aum”或“Hum”或是什么,我们都不会成为这些东西。假设我说︰「我是这个地方的州长。」 — 我会变成州长吗?如果我说︰「我是Aum。」 — 我会成为”Aum”吗?只是说说,我们能否成为那个东西?若我们宣称一些事物,我们能否成为那些事物?有些事情要在内在发生。除非这事情发生,不然它是毫无意义,全是外在的。什么话你都能说。某人可以说,我获得一些益处,因为我祷告,不是这样的,你必须完全转化。

这些全是非常危险的东西,非常、非常危险;因为现在在西藏,譬如,喇嘛是一团糟,我告诉你,他是很糟很糟的。我和丈夫到过中国,我很惊讶 — 你可能会把它当成宣传,不管什么 — 在拉萨,你会看到这个男士囤积了大笔财富,堪比教皇。他饮酒惯用金色高脚杯,杯子上刻有雕花,他有很多这种杯子。他的碟子用金打造,他的一切物品都是用真金打造。他从哪里获得这么多钱财?想象看 — 是从穷苦的西藏人得来的。他们很穷,没有衣服穿,没有衣服蔽体。我不是说共产主义是好东西,我只是说,这些喇嘛真的在剥削穷人。整个拉萨展览真是令我大开眼界。我的天!这些人抢劫穷人,穷人吃了多么大的苦头。若你现在到西藏看看,你会感到惊讶。西藏人不知道,他们也很困惑。他们不了解。他们把拥有的一切都交给这个喇嘛先生。他现在到处旅游;没有人知道他在干什么。他们能给你什么益处?真的是个谜。

最大的益处是你成为导师。你知道一切。你知道灵量是什么,知道怎样给人自觉,知道一切要做的事情。这是主要的事情。一开始,你对一切都感觉良好,即使是饮酒。一段时间后,同样,如果你哼唱某人的名字,你可能会被鬼附一段时间,你或许感到没事。像T.M.(超觉静坐)也有同样的问题。T.M.的人念口诀:有一段时间,他们感觉轻松自在,因为某个人进入你的思维,他夺取控制权,开始管理你的表演。当他开始管理你的表演,你感到轻松。重点却不是轻松,重点是你不能成为导师。

重点是:当你和整体合一,你就会轻松自在,因为没有耗用什么。每时每刻你都很轻松。但看看那些喇嘛,他们的样子,满脸皱纹,你可以数一数他们的皱纹,可怕的人。你说不出他们有什么了不起。他们有做过什么好事?我没见过有任何一个喇嘛为任何人做了任何好事。我曾有机会在一个晚宴上,坐在达赖喇嘛身旁,当我的丈夫和首相共事的时候,我的丈夫受到召唤,因为首相夫人不要坐,所以我才坐在达赖喇嘛身旁,我感到很热。首相是拉尔‧巴哈杜尔‧夏斯特里(Lal Bahadur Shastri),我的事他全知道,他就说:「你是不是感到他很热?」因为首相是个有自觉的灵。

我说:「是的,很讨厌。」

他就说:「好吧,安排另一个外相坐在中间。」他让我坐在另一边,而外相就坐在那里。除非你有自觉,不然你不会知道,我也要告诉你,你到那些人哪里,是很难得到自觉 — 就是这样。因为他们在你内在制造问题。不管你怎样努力,都只能走到交感神经系统。不管怎样努力,正如我告诉过你,你会走到交感神经系统,所以你的交感神经被启动。一旦你的交感神经被启动,你一是走往左,一是走往右。当你走往左,便走到集体潜意识。哪里是创造我们以来,所有我们内在的死物聚集的地方。而癌症,就如我昨天告诉过你,是由那个区域的事物所导致的。若你往右边走 — 大部分这些喇嘛把你放到右边。你知不知道希特勒是受喇嘛的指导?达赖喇嘛是他的导师。他教希特勒怎样捕捉人的思维心智,把人们放在这种东西上。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达赖喇嘛是他的导师。所有喇嘛都是这样。

一旦你有自觉,你就会知道他们是怎么样。就像我大约五岁的孙女 — 她是个有自觉的灵;而我女儿和女婿都没有自觉。有一次,他们到拉达克(Ladakh),有个喇嘛坐在山上。每个人都向他膜拜,可是孙女不喜欢。当父母也去向他膜拜时,孙女非常生气 — 她只有五岁。她像这样把手放在背后,站在喇嘛面前,说:「就只是穿上这套长大衣,你以为你已经成为有自觉的灵?你不是。你没权叫人向你膜拜。你有什么权?」

父母又震惊又尴尬,他们说:「不要这样说……」

「不,你为什么向他膜拜?不需要向他膜拜。」只想象一下!

除非你有自觉…那也是很困难,因为他们有很好的生意建议,有很好的宣传机构。就像之前我到过西班牙,我感到震惊。这些喇嘛开展了另一项活动,说我们应走进戈壁沙漠,戈壁沙漠。想象一下!戈壁沙漠是那种即使只走一里路,你也会完蛋的地方。为了涅盘(nirvana),你走进戈壁沙漠。人们把身上的钱都交给喇嘛,喇嘛准备妥当,就带着一群人前往戈壁沙漠。可怜的家伙,走向自己的死亡 — 他们竟说︰「这是涅盘。」他们从没有回来。他们已经走进涅盘了,不会回来。他们就是用这种方式去成就。

我遇见有个英国人 — 名叫Omkar的家伙。某人帮他取名为Omkar — 我不知道是那个喇嘛给他取了这个名字,因为一般来说,不会有人用Omkar这种名字。我就说:「谁给你这个名字?」

他说:「我到过一所修道院。」发生了什么?他的骨头全碎了。他说:「他们打我的背。」想象一下。怎能这样?他的骨头全碎了。不可能给他自觉,因为生理方面不可能给他自觉。不过他慢慢地、稳定地康复了。他就像疯子。你怎能那么残忍?所以西藏人,他们是否有自觉的灵,你认为呢?有什么能从西藏人身上学到?

外国来的人不一定博学。书上写的不一定就是圣典。你要了解这些事情只是在佛陀死后才出现。每个宗教都发生过,每个伟人降世后,这种事都发生过。住在古山洞里的圣人,在佛陀身故之后,自然自发的纪录下这些事情。佛陀没有谈神,因为祂认为:「先谈真我(Self)。因为若你谈神,人们马上开始以为自己已经成为神。所以最好还是谈真我;让他们得到自觉。除非他们有自觉,不然他们又怎能了解神?」

所以他们称祂为Anishwar,意思是祂不相信神,无神论者︰不是这样的。祂只是刻意这样做,只因为祂认为,若你谈论一些捉摸不到的事情,人们就会活在想象的世界里。所以祂要务实点,先给他们自觉,才教他们神的知识。因为对盲人来说,在告诉他︰「你要有洞察力」前,告诉他整件事情是没有用的。

【瑜伽士:还有其他问题吗?】

几天前有个《佛教静坐》的女士来,她不能得到自觉,我很抱歉这样说,虽然我们可以慢慢的去成就;但她就是得不到自觉。因为你要明白,佛陀在我们内在,在这一边。当你做《佛教静坐》时,这个部分会胀得很大,我们要念一些口诀来令缩小它,不然你不能把它缩小。我们要为这类人努力地工作 — 不要紧。因为你们都是求道者,得到自觉是你的权利,我来这里是为你工作。还有其它问题吗,请发问?

【听众席有位女士,评论人们不想知道灵的事。】

对,这是英国的问题。

39:21

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这是现代的问题,他们不想知道,他们对它有怀疑。但现在事情成就得很好。你看,毕竟神也很渴望人们得到自觉。我现在告诉你这是怎样成就的。像有一天,我不在,我的丈夫看到一个电视节目,是个喜剧演员说他怎样感受到凉风 — 你要明白,他在揭示自己。他说:「突然间,我的背有凉风,我不知道是什么,但我感到很轻松自在,很多人与我一起坐时都感到很放松。」他什么都不知道,他不大清楚凉风是什么,不过他感觉到了。这是他的揭示。

在此之前,一天或两天前,我们在谈论事情,他们说︰「母亲,要有多少人才能有这个效果?它叫什么?」

【瑜伽士:百猴效应。】

百猴效应。我希望你有听过,当第一百只猴子学懂一个把戏,各地每一只猴子都开始做这个把戏,诸如此类。我说:「很快会来。」想象一下,这家伙开始感到背后有凉风。现在他上电视,而电视是非常、非常令人怀疑,正如你所说 — 非常、非常的怀疑。我不管那么多,我说:「时候自会来。」 — 因为我们不收任何费用,何况我们也不应为此付费。当一些人遇见他们,告诉他们有这个讲座,他们知道一切灵性的事情,便马上来找我。他们现在要求我举办讲座。一旦像那样开始,人们自会想通。

麻烦的是人类有很多自我的障碍。他们是非常不敏锐。更何况,传统的国家,就如罗马,埃及,我发现他们对神圣的事物较无稽荒唐的事物敏锐。你会很惊讶,现在在罗马 — 我们就坐在这里,所以我可以告诉你 — 在罗马,没有导师成功过。没有导师成功过。但当我到哪里,只看见我的相片,只是看见我的相片,市长就感到很惊奇。他说︰「这是神圣」 — 只是看见我的相片。他就担起一切事情,提供免费会堂给我们,还出版宣传,造了很多海报,贴在每一处。罗马做得非常好,英国则不是。我努力在哪里工作了十年,英国人却很顽固。不要紧,它会成就。埃及也是。埃及是另一处有很传统的人的地方。我发现还有希腊。他们很传统,他们是 — 传统上有什么发生,你从错误中学习。你相信Rasputin,你相信这个和那个;然后你开始了解什么是实相,我们要怎样取得实相。他们就是这样找到。可是这里的人,只是阅读、阅读、阅读,却一点成就都没有,他们很困惑混乱。我不责怪他们。不过我一定要说,他们一定要面对实相,尝试先了解你不能购买实相,也不能为它工作。它是自然而然的,活生生的神的活生生过程。这就是我们要了解的。一旦我们了解,它自会成就,我肯定。我明白人们就是这样。

你会感到惊讶,我在英国工作了十年,英国却没有像其他国家那样有很多霎哈嘉瑜伽士。即使法国也较好,这是很令人惊奇。法国、瑞士也更好。英国却很不足,我在这里很努力的工作。印度理所当然有上千倍多的人。好吧,时机会来。英国就是这样十分平衡 — 有时候是过份平衡,你要明白!他们有个长处,知道怎样拿自己来开玩笑。所以它也许能成就到。

【瑜伽士重复听众的问题:她说,你说过,导师做坏事多于做好事。我们怎么知道你不会做坏事多于做好事?】

对,当然,或许,或许我在做坏事,毫无疑问;你要保持开放的态度。你可以和那些人谈谈…总是可以,当你到一个导师哪里 — 其实我见过,当你来找我,你问我问题,但当你到那些人哪里,你却轻率的去,绝对是轻率的去。我知道有人付了六千镑到瑞士,只吃马铃薯,喝煮过马铃薯的水。他们住在哪里,却不曾问过任何问题。提问是其中一个你是自由的象征。其二,你要知道其他人怎样对待我,什么发生在他们身上。其三,你要知道,我为什么要伤害你?我得到什么好处?因为我从不拿你的钱,没有这种事。因为神的恩典,我生活过得非常好。或许我生活得很不错,所以我不需要别人的东西,为什么我要拿别人的东西?我过的是另一种生活,很高层次的生活,我为什么要来你哪里?为了什么?我从你身上能有什么得益?

所以信誉一定是透过门徒才能建立起来。你从没见过门徒,只是轻率的去,因为你受催眠。你连想也没有想过,更不用说提问。我问他们:「为什么不问问题,为什么要收取六千英镑?」

「噢!」他们说:「母亲,我们是在毯子下走路。」

那个在苏格兰的组织的领导人,患上癫痫,他的女儿也患上癫痫,他的妻子亦患上癫痫,他来找我。他就在这种情况下来找我,我把他们接到家里,治好他们。

那些找过我的人,像华伦医生:他曾有高血压,患有各种疾病,也能被治好 — 不只这样,他也治好很多人。这里也有很多人得到帮助。曾经酗酒的人,有毒瘾的人,全都变好了。你一定要看看他们,看看他们是怎样的人,怎样说话,知道认识多少事情。可是在其他导师的地方,他们 — 是有阶级的,你想接触他们也不能。有些人说的话是背诵出来的,一点也不自然自发,一点也不;他们一点也不了解自己在说什么。

所以要先建立信誉。不过你不要向任何人提问,只问我。对我来说,这是个好征兆,我给你自由。

46:36

【瑜伽士重复问题:她说条条大路通罗马。你提到达赖喇嘛,他有什么不妥?】

不对,有些路是通往地狱。我们要知道,不是条条大路通罗马,有些路也通往地狱。当然,条条大路通罗马要是带你到罗马的人是个正确的向导,正确的向导。你不能走到地狱才说,要回罗马,你不能,只有正确的向导才能把你带回罗马。他们不收钱,不收钱。他们给你自觉,改变你,让你成为正直,善良,了不起的人。他们是很不同的人:不是那些公开宣称某事,或说某事的人。他们不积蓄财富。你要明白,他们都是自尊自重的人,不是寄生虫。他们不依靠你而生存。

基督赚了多少钱?你有基督这个伟大的例子。你为什么要到任何人哪里?祂有没有收钱?三十卢比就把祂出卖了。基督曾说:「不要有淫邪的眼睛。」我想知道有什么样的基督徒存在,拥有不淫邪的眼睛的基督徒。你拥有纯真的眼睛吗?眼里没有色欲和贪婪?面对自己吧。谈论这些事情的人,比你的罪孽更大。他们怎能令你改善?他们是依赖他人钱财过活的人。你会依赖他人的财产和收入过活吗?他们要求孩子离开屋子,卖掉屋子,在街上流浪。你会这样做吗?为了任何人?拿走穷人身上的钱,你会这样做吗?你是那么好!你一定要了解,用用你的脑袋。

当你得到自觉,你发展这种纯真的眼睛。眼睛是很有力量。即使只看人一眼,你也能给他自觉,亦能治好他。像有一天我们有个人…他叫什么名字,那个来做…?记者,他来了,说:「听说你能治好人。」

我说:「是吧。」

他就说:「有个女士患上陌生环境恐惧症,她不想走出屋子,你会怎样治疗她?」

我说:「好吧,若她不能来,把她的照片给我;我不能到她的屋子。」 — 他就是这样想挑战我。我说:「好吧,把她的照片带给我。」他把她的照片带给我。我只是看着那张照片。

他说︰「她这样子十年了。」又说︰「你一定要治好她。」

我说:「好吧,我试试。至少要治好这种病是非常容易的。」我又说:「你八天内都不要打扰她。」可是他不能压抑自己,所以他像侦探(C.I.D.)一样去查察有什么发生。当他到她的家,她不在家,她和丈夫外出了,好好的散步。那个记者现在就要为此出版一篇非常好的报导。

【问题:你把自己当成灵性治疗师吗?】

50:04

不,绝不是。不是治疗师。我绝对不是治疗师。我只想给人自觉。不是灵性治疗的问题。灵性治疗师也有两种:一种当然是有自觉的灵。就如有一天我们去了 — 当然,我们遇到某人。(在哪里,和我们一同来的的士司机?)【瑜伽士:在诺丁汉。】啊。在车上的士司机先生的事情,我知道他是有自觉的灵。他开始和我说话。他也感到亲近。我就说:「你的手指有时会感到刺痛吗?」

他说:「是的,很痛。」

我说:「你是治疗师吗?」

「是的,」他说︰「我是治疗师。」他说:「你怎么知道?」

我说:「你感到很内疚吗?」

「是的。」

「噢,」我说:「我知道了。」

他说︰「你怎会知道?」

我说:「不知怎的我就是知道。你想知道它。」因为他是有自觉的灵。他是有自觉的灵。但有些治疗师却不是。他们使用鬼魂。他们在你面前发抖,叫喊,这是很危险的。有自觉的灵不用做什么,他只要触摸你,你就会好。他不用又发抖又发脾气。

因为你是那么天真,我一定要说,这就是为什么会出这种问题。很天真。在西方,我们的树已经生长得很好,但根却没那么好。我们对根什么都不知道。我很诧异,因为完全没有这个概念。不是在印度 — 印度人知道这些。他们知道,就像你们把死人埋在教堂里。在印度,没有人会把死人埋在教堂里 — 那是神圣的地方,你怎能把死人埋在教堂?事情就是这样。你是天真的,我知道,尽管你很天真,却如顽石般十分固执。现在该怎么做:有时对我来说,这是个困难的问题。不要紧。它成就了。对吗?

【听不清的问题】说什么?

【瑜伽士重复:你能否解释「这个能量通过脊椎上升」是什么意思?是否只是和脊椎上的刺痛一样?也许是…(询问发问者:你是说生理方面?)】

【发问者:敬畏的感觉。】

是的。感觉是…敬畏?

【瑜伽士:是的,他说脊椎的感觉可能是敬畏的感觉,也许这是…】

不是这样的…我从来都不知道有这种事。我不知道。那是…不是那样子发生的。你要明白,当灵量升起,你不会有任何感觉,不会有任何感觉。唯一的感觉是你感到头顶有凉风。好吧?你的双手会感到有凉风出来。不过一开始的时候,你可能会感到有点热,因为如果你体内有太多热,就可能会感到有些热跑出来。有时候,很紧张的人会有点发抖,只是这样。我从来都不知道这种事情,是某种滑稽的事情,也许是从某处来的 — 我也不知道。我见过各式各样不同的情况在人们身上发生。

就像有个男士,他坐在地上,脚朝向我 — 在印度是不会这样做的。有人就说:「你怎么可以把脚朝向母亲?不可以这样。」

他就说:「不,我的灵量被唤醒了,我会像青蛙般跳跃。」

我说:「谁告诉你的?」

他向我展示一本他的导师的书,书上写下你会像青蛙般跳跃。你能想象吗?我问他︰「你会吗,你会变成青蛙吗?」各式各样的情况:你不知道全世界到底出版了多少刊物。

【瑜伽士:对,他想知道如何启动这个「唤醒」 — 唤醒灵量。】

很简单,就如我说过,像种子发芽。这是我的工作。一旦我做了我的工作,你也要做。好吧?这是个约定。

【问题:你说假导师和假教师或许会带领人进地狱。你能定义什么是地狱吗?】

现在,在这个美好的时光,你为什么要知道地狱?你看,如果你阅读任何伟大的诗歌,它们描述得地狱很清楚。我特别要提到,阅读威廉‧布莱克的诗。好吧?他的作品已经有很多地狱的描述,为什么你想进地狱?我想你进神的国度。地狱是,当我说「进地狱」:你可能患上癫痫。我见过人们患上癫痫,患上精神病,离开他们的家,跑掉,殴打人,谋杀人,自杀,杀害父母,暴力,他们吸毒,做各种自我毁灭的事情。我说的是「自我毁灭」(self-destructive),一个英文字包括全部行为。对吗?

【问题:那些一出世就患上这些疾病的人,该怎么办?】

是。对。如果他们受这些疾病的苦,是因为某些原因。他们的确受苦,不是吗?可是没有患病、正常的人,却跑去找那些导师,付钱后得病,那么至少那些伟大的导师要为此负上责任吧,不是吗?

什么?什么?

【问题:你有否感觉到不大多导师是…】

噢,很多!有很多。不过他们不在市场里。还有很多,很多…什么?

【瑜伽士:有那位导师对你有帮助?】

对你有帮助?对任何人都有帮助?是的,有的。可是看看现在,这里有一大群人,而我却只是与你说话,你问了十个问题。他们没有耐性,完全没有耐性。我告诉你,他们这么没耐性,这些导师,你不知道。他们就是不能忍受。我叫一个男士去美国,我做了一切事,尽力哄他去,因为我拨不出时间到哪里。他在哪里待了三天就跑掉。他说:「我没有时间给这些笨蛋。」他就取消了行程。因为我是母亲,我对你有耐性。他们对你却没有耐性。我要怎么办?他们告诉我:「母亲,十二年后,我们会来帮助你。」他们很了解我。他们有这么多人。他们是有会见一些人,可是他们不想跟那些人说话,他们认为那些人是愚蠢的。现在该怎么办?他们认为所有的求道者都是蠢人。我该怎么办?他们没有耐性。你必须要有一位有耐性的母亲,不是吗?

【瑜伽士:让我们结束吧。母亲要…】

孩子,问题是没完没了的。这些问题都是没有意义。通过问问题,你是不会得到自觉,我一定要告诉你。我不能保证你有自觉。我不能保证。如果你得到自觉,这是你的运气。如果你得不到,也是你的运气。所以要小心。没有必要讨论,争辩;通过争论,你也不会有自觉。听我说。我能从你身上得到什么好处?这是第一个提出那么多问题的地方。一定是有些罗马人在此,我想他们再次出生了。要不然我无法解释。我是说没有人像你,问我那么多没有意义的问题,还支持假导师,他们从你身上拿钱,干扰了很多人;支持撒旦的力量,这都是令人惊讶的事情,不是吗?好吧,不要紧。现在,我已经告诉你,我是 — 现在,就是这样。如果你想我再来巴斯,请不要再问问题了。

【瑜伽士:让我们开始体验吧。】

让我们看看会有多少人得到自觉。这才是重点。重点并非…你的灵量会评价你 — 让我们看看。在你评价我前,灵量会评价你。所以,让我们看看有多少人会得到自觉。我不能给你承诺。这才是重点,我一定要告诉你。好吧,让我们看看,它会怎样成就。

现在,不管我说过什么,忘记它吧。让我们有个愉快的关系。即是,对任何事,你都不要有任何内疚,不管我说过什么。你可能到过一些导师那里,你可能做了些或许是错的事情 — 好吧。忘记它就好。现在,你是在当下此刻。你必须处于当下此刻,才能得到自觉 — 那是最重要的事情。你出生在地球上就是要如此;你生而为人就是要如此。你不是来这里浪费生命。作为母亲,这就是我要告诉你的,你要对此谦虚。你处于一个非常不同的领域。这里不推销售买什么,这里不是商店。这里,是间庙宇。在庙宇里,你必须谦虚,你必须得到自觉:那应该是你的决心。可是,有多少人会得到,我不能说。很抱歉,这不是我能承诺的事情。不过,如果在某些人身上能成就,我就会感到很满足。那就是我的任务。

让我们做些简单的事,不要再提问了。不用为此感到困惑。如果你还没有发问过,你或听众都不是有什么毛病。我告诉你,即使你问了上百个问题,也是毫无分别。我一定要说,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问过什么会情理的问题,我想你现在最好是放弃问问题。我对此是有点聪明的。

让我们按照应该成就的方式来做。让我们按照应该成就的方式来做。如果你是求道者,又处于当下此刻,我肯定你会得到自觉。现在,忘记过去。忘记过去。我还有一个要求,就如我昨天要求过,你不要为任何事而感到内疚,因为内疚来自过去。所以,忘记过去,你要坚持自己没有内疚。有很多好人,他们会得到自觉。所以,你要坚持「我没有内疚。」

现在,你要称呼我为锡吕‧玛塔吉(Shri Mataji),那是有困难。你也可以称呼我为母亲,简单点 — 你喜欢怎样也可以。开始这个过程前,你要说「母亲,我没有内疚」。我们要在心里谦卑下来,因为我们要进入神的国度。如果你一直攻击人,攻击尝试去做的人,你会何去何从?你又怎能进入?只要看看,我们采取怎样的态度?态度恰当吗?那是不公平,不公正的。

好吧。我们脱掉鞋以便得到大地之母的帮助。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元素是大地之母。灵量是位于荐骨里,最底的轮穴也是用大地之母的元素构成。所以,脱掉你的鞋子,很容易的,用你的脚接触大地之母。大地之母是非常重要的。

【瑜伽士:不想有这个体验的人,请现在离开吧,不想要的人…】

离开吧。不要打扰他人。你要仁慈,要有教养,要做个有教养的人。不要打扰他人。如果你不想要,很好。没关系,你可以走。

昨天在布里斯托的人知道我在很多人身上很努力的工作,用了好几个小时给他们自觉。这是份吃力不讨好的工作。我告诉你,这是份吃力不讨好的工作;因为,除非你把自己巩固好,要不然是种浪费,我认为极之浪费,是没有用的,因为你给他们自觉,他们却不把自己巩固好,这就是浪费。无关年龄,无关种族,无关社群。只要你是人类,就会成就到 — 就是这么简单。

现在你只要把双手平放在大腿上,要保持舒适的坐着。那是重要的,因为我不想你感到不舒适,你自己先移动调整一下。现在,请把鞋子脱掉,因为有西藏人的问题。如果你要得到自觉,就把鞋子脱掉,好吧?是的,把鞋子脱掉。比较好。袜子也是。会较好,因为我要在你身上工作,你确实是求道者,好吧?你的手像这样放。对。

嗯。(开始了。)虽然各种事发生了,还好,不太坏。

现在,左手,正如我说过,代表左脉,情绪方面;右脉是右手,代表行动,是我们拥有的欲望,欲望。当我们进行这个让轮穴放松的过程时,把代表欲望的手像这样放在左边,手要平放。因为有些轮穴是处于扩大的状态,所以要让它们放松。你自己可以做,要怎样做,我会告诉你。我们会触碰在左边的能量中心。其一位于心脏,是灵所在之处。一是位于上腹。另一是位于下腹 — 它们全都在左边。一个在这里。当你感到内疚,这个轮穴就会有阻塞。像这个,在这里,颈项的左边。另一个在这里,我们或许要在这里发问。跟着,来到脑囟,我要你把手掌放在脑囟上。现在是热的,不过它会妥当。让我们一起来做吧。

很简单。你要一直闭上眼睛,因为没有催眠,没有那样的事。它要在你内在发生。把注意力摄入内在,最好是闭上眼睛,因为如果你张开眼睛,灵量可能不会升上来。她不会麻烦你,不会带给你任何问题 — 没有这样的事;你会感到极度轻松自在,感觉良好。好吧。那么现在我们把眼睛闭上。首先,不要为任何事感到内疚,即使是问问题,或是任何事,都不要感到内疚。不管我说过什么,忘记它吧。你要好好对待自己。你要好好对待自己。你要尊重自己。

现在这个阶段,把右手按在心脏上,在左边。左边是心脏,把右手放在心脏上。现在保持眼睛闭上,尝试看进心里,意思是把注意力放在心脏上,然后说 — 你现在要向我发问,一个真正的问题,明智的问题。问一个问题:「母亲,我是否一个灵?」问三次:「母亲,我是否一个灵?」问三次:「母亲,我是否一个灵?」

1:06:19

(左脉太重,左脉…嗯。)

现在,把这只手抬起 — 我是说,这只手往下移到腹部,放在左边的上腹。这只手往下移,放到左边的上腹。这里是另一个能量中心,原始宗师的能量中心。当你成为灵,你就成为导师,成为guru(导师)。所以,逻辑上,你现在要问另一个问题:「母亲, 我是否自己的导师?」问一个问题:「母亲, 我是否自己的导师?」问三次。这是个明智的问题。你是自己的导师,你不需要任何导师。我不是你的导师,我只是你的母亲,只是这样。

现在,问这个问题后,你再次把手往下移,到下腹。这是个非常重要的能量中心,称为腹轮,它照顾我们的主动脉神经丛。现在,手指按一按,在这里说 — 因为在这里,我要承认,我不能干涉你的自由。你有自由作出选择。如果你想拥有真正的知识,就必须要求,我不能强迫你去得到它。你就要说:「母亲,请给我真正的知识,给我纯粹的知识。我要纯粹的知识,纯粹知识的技巧。」那也是「瑜伽」这个字的另一个意思。你要说六次,因为这个能量中心有六片花瓣。主动脉神经丛也有六个副神经丛。(可怕!左腹轮。)

嗯 — 现在。你又感到有内疚。请不要感到内疚。请不要感到内疚。不要为任何事感到内疚。你没有做错什么。(啊,现在好多了。)

现在,再次把手提起,移到上腹,原始宗师的能量中心就在这里。你已经要求得到技巧,我会告诉你,你要在这个能量中心坚定的说:「我是自己的导师。」就这样说。要充满信心的说十次,说:「母亲,我是自己的导师。」因为有十个副神经丛,像十个原子价,我们有十个神经丛。啊!忘掉你的导师。忘掉所有的奴役。哈!好吧。(好吧。很好。)十次。

现在,把右手提起到心脏,再次到心脏。这里住着你的灵。再次运用技巧,你坚定的说 — 在这里你要说的口诀是:「母亲,我是一个灵。」在完全谦卑,你的荣耀下你接受了,假设是这样。「母亲,我是一个灵。」(很好,非常好。)这句话你要说十二次。不要感到内疚。

现在,我要告诉你,神是爱的海洋。祂是慈悲的海洋,最好的还是他是寛恕的海洋。所以请不要感到内疚,因为你能犯什么祂不能原谅的罪孽?当我们感到内疚,我们是在挑战祂寛恕的力量。请不要感到内疚。没有内疚,就说︰「母亲,我是一个灵。」(下来吧。好。啊,好多了。)十二次,因为有十二片花瓣。(左脐轮。左边多些阻塞,好吧。右边没有什么阻塞。啊!好多了。左脐轮有太多阻塞。那是从这里移过来的。)

现在,把这只手移往上移,把它…右手 — 你要移动右手,左手朝向我 — 把右手放在左颈上。放在底部,几乎触碰到脊椎的左边,稍微按一按。在这一点,从前面 — 你一定要做的,手要从前面,不是从后面,而是从前面 — 握紧。这里你要说,充满信心,充满爱,对自己有完全的理解:「母亲,我没有内疚。」请这样说,十六次。如果你有太多内疚,如果你太纵容沉醉于内疚,最好说上一百零八次来惩罚自己!(很好。她升到额轮。啊!)

现在,把这只手往上移,横放在前额上。按着前额。在这里 — 你知道,我告诉过你,是基督的能量中心 — 你必须原谅每一个人。有些人或许会说:「这是很难的,母亲,我们怎么能原谅?」可是,不管你不原谅人,或是原谅人,都只是虚幻假象,因为当你不原谅人时,受苦的是你,不是他人。所以请说:「母亲,我原谅所有人。」你会很惊奇,当你真心的这样说时,这个能量中心就会打开。

1:16:34

(好多了。)现在,如果你仍然感到内疚,最好把手放在头的后面。按紧它 — 你们每个人都应该这样做 — 说一次:「主啊!如果我做了什么错事,请原谅我。」一次就够了;说完后,或说之前,都不要感到内疚。只要说︰「主啊!如果我说了什么或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请原谅我。」按着你的头后面。你的头后面 — 就如他们所说,称为视叶(optic lobe)。三次。不要感到内疚。请不要感到内疚。那是很重要的(又感到内疚。好一些了。嗯 — 升起了。)

真心的说︰「如果我做了什么错事」 — 不要去数算,只要大概地说。不要数算你做过什么错事,不管是什么错事,请不要数算。只要说:「如果我做了什么错事,请原谅我。」就是这样。因为你是灵;如果你是灵,你可以做什么错事?你只要成为灵就好,就是这样。你就如莲花出于淤泥。(哈!)

现在,把这只手放在头顶上,在脑囟,这个区域在你孩提时是软的,称为taloo。用手掌按着脑囟,转动你的头皮。再次在这一点 — 瑜伽的另一部分 — 我不能干涉你的自由,因为你要在自由和荣耀中升进。你要说你想得到自觉,我要把自觉给你。所以你要说:「母亲,我要自觉。请把自觉给我。」你要说七次,因为脑袋里有七个能量中心的宝座。现在。大力地推,顺时针转动。用手大力地推那个位置。

现在请把手放下,放下来。提起你的左手,查看有没有凉风出来。上下移动。注意那里。大约四寸或五寸高的位置 — 只要上下移动。现在用另一只手。用那只手查看,查看头顶。

1:20:30

(就是这样…因为有很多霎哈嘉瑜伽士坐在那里;我不知道这些人有没有感受到凉风。)现在用另一只手,像这样。

【吹气进麦克风。】(像一座山一样。)

请再次换一换手。【吹气进麦克风。】你感受到凉风吗?

现在告知你,我们有很多有自觉的灵来到巴斯。他们会看顾你。你可以这样把手举起。那些感受不到凉风的人,先把手举起。举高些。好吧。现在来吧。霎哈嘉瑜伽士应该过来看看他们。你有感受到凉风吗?在头里?在头里。你感到放松吗?好,好。你呢,从西藏来的家伙?卡力 — 他很好,很好,很好,他做得很好!

卡力,看看这个从西藏来的。他是求道者,彻头彻尾的求道者。他得到了?没有?他到过某些导师哪里,我…只要看看他们的轮穴,看看哪里有阻塞。只要在轮穴上工作。啊,好多了。现在好多了。你的双手要有感觉。现在这样放你的双手。你的手一定要能感觉到它。不好意思?…变得凉些了。先是热的,双手现在是热的?好吧。这是奇迹,不是吗?现在,把你的手放在腹部,这里。不是,是这一边。右手朝向我,是的。现在好了。

1:23:51

她感到热,就是这样。她会得到自觉。她就是会…不是,把他的手放在肝脏上 — 左手放在肝脏,是的。他是医生,你看。她有得到吗?那个问问题的女士。你说什么?没有?温的?她那个轮穴有阻塞?他感觉到了?好,好。很好。他的喉轮有阻塞。他的喉轮有阻塞。让他问他是不是:「我是整体的一部分」就会在他身上成就,因为喉轮有阻塞。【印度语】

1:25:09

她是吗?天,感谢天!好吧。是的,什么事?(太偏左脉,我告诉你,真的。)

嗯。你呢,你为什么不做?你说什么?卡力?谁感觉不到,请举起手。他们老远来帮助你们,有些人是从北部地区来的。是的,先生。在那里,你看到吗?

你们所有人都看着我,不要思考。看着我,不要思考。

字幕记录到此结束。录音继续:

他得到了?好。我很高兴。女士呢?你得到了?好。看看他们。这么有智能的人。愿神祝福你们。

看着我,不要思考。会成就得好些。

18/7/2011